63-1201M 绝对

1

这是不是让人感受很不一样?确实是。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

主啊,正如这首可爱的赞美诗向我们表达的,“你真伟大!”今早我们想,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会做什么呢?当我们想到你真伟大,你的爱迫使你如此地关注我们,我的魂几乎无法领会。这是真的。当我们的聚会继续往下进行的时候,我祈求你今天祝福我们,为我们掰开生命的饼,即基督的启示,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2

安格伦弟兄是个经常来我教会的人;他和他妈妈、他妻子住在田纳西州孟菲斯,他全家都去我的教会。我很少听到他唱歌,因为我一直很忙,但今早我一定要听他唱这首歌。他又唱了另一首我最喜欢的歌:“从荣耀中降临。”那些都是我喜欢的歌。今早我非常荣幸,第一次有这份荣幸见到了他父亲,一个好人。只要他儿子莫里斯活着,他父亲安格伦弟兄就决不会走,因为他们确实很相像。

他妻子,莫里斯•安格伦弟兄的母亲,靠神的恩典度过了这十五年的时间。看到这个,她对我确实是个很大的启发;她经历了黑暗的时刻,仍然紧握神不变的手。这给我们表达了真正的基督信仰和那些相信之人的信心。所以,今早我对此非常高兴。
3

我们刚在楼下举行了一场婚礼。我的两个孩子结婚了,来自我教会的两个孩子;我们的小比利•辛普森和迈尔斯姑娘,他们相爱有一段时间了;夏罗尔,是的。他们……他们也是……我是说夏罗尔•迈尔斯是安格伦弟兄他们的亲戚。所以,我们为他们很高兴,我看到他们结婚之后就回到位置上,来到教会的礼堂,坐下来听道。那些孩子在我心里总是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因为他们非常尊重神的道。他们很爱神的道。我不认为,我称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不认为他们就比别的孩子更好;但他们仰望我,我也为了他们而仰望神。

4

小比利想要结婚,后来他担心他要去服兵役。有两三个人处在同样的情形中;那些男孩子来见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不想做逃避义务的人或什么的,但我们想请你求问神。”他们给了我他们想远离军队的根据,若是可能的话;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在他们所能做的事上保卫国家。但问题是,如果他们,如果他们去了,他们就要去到外面那些不好的人当中,在那些军人服务社(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叫它,不管你们怎么叫它),接着他们又得去到那些半裸的女子乱来的地方。那不是基督徒男孩呆的地方,所以神应允了他们的要求。

呐,今早小比利来,跟这位非常好的小夏罗尔结婚,所以我们为他们感到高兴。我们给他们在神的国里最美好的祝愿。
5

呐,这对我们是个极好的时光。今早我们在这里有很好的主日学课程,一个挤得满满的教会,我们非常高兴。许多时候传道人,看到人们来听你讲道,这鼓励了我们。因为,你瞧,你并不喜欢对空的座位讲道,因为他们……即使有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也是照样讲。然而,当你想到:“瞧,如果这个人错过了,另一个人还会得到,”这样就会感觉好些。这样就不同了,太好了。

6

呐,刚才在会面中,如果我们能快点见到他们的话。

我出来时碰见了博特利尔弟兄;从我到这里,我就没有看见他。我说:“你到哪里去了?”
他说:“为他们准备火鸡晚餐去了。”
于是我告诉他我体重降了。他说:“你?”
我说:“你一点也没有变。”
他说:“你也没有变。”
我说:“你太客气了。”我说:“但你知道,我变了。我从一百七十五磅降到了一百四十五磅,所以我确实变了。”我所有的西装几乎都太大了。那天,有人刚送给我一套,好让我在这里穿;是一套肩膀和腰身都不太肥的西装。
但我想趁着还有机会,尽全力为耶稣基督做些事。你们是很好的会众。
7

刚才我在房间里还在讲,我看见伟大的圣灵当场除掉了一个妇人身上的癌症。她是,她是个从德克萨斯州来的妇人。一个女士坐在那里,我从未见过那么紧张的人,一个传道人的妻子,就刚才。主给我看见她坐在那里的异象,我看见了她。她从纽约打电话来,她想要悄悄地来这里。她只得到五分钟的会面,然后我看见她丈夫得了溃疡,他对妻子的关注引起了溃疡。全能的神安静了坐在那里的妇人。她现在正坐着注视我。我也想告诉你,弟兄,你的溃疡结束了,瞧?是的,你现在要痊愈了,回到主的工作中。

呐,当你看到主所行的一些事,你实在不能以此为满足;你只想继续往前走,往前走,往前走,往前走。
8

呐,昨晚我们举行了一场大的祷告聚会,很好,非常好。按手在病人身上,那是一件好事。有时候,就需要这个。后来,后面有一些东西,他们没有抓住,你必须找到那个人,找出那是怎么回事,瞧,有什么东西在拦阻他们,有些东西挡在路上。一点阴影就会把它抖掉。

呐,刚才在那里的那位女士,她太紧张了,太不安了。可怜的人,她甚至无法呼吸;她简直……[原注:伯兰罕弟兄吸气,呼气,模仿透不过气来的声音。]她就一直这样,瞧。
9

呐,你要做的事就是(只是一点点内幕),瞧,就是捕捉到她的灵,瞧?这样你才能把你的想法反映给她,瞧?你要改变自己的想法,这么做时,你就能使她专注在基督身上,从此她就可以继续了。但你必须改变她的思想方式,瞧,她自己无法改变这点;她只是打转转,你必须捕捉到这个。呐,这里有些事可以给你一些……不要试图研究它,不要那么做;只要相信,继续走。

10

那个小婴孩,躺在妈妈怀里,从那天早上九点起就死了,到了那天深夜,那小孩子的灵去了哪里?你必须去找到那个灵,把它带回来。当你看到它回来时,你就能奉主的名站起来叫它。瞧,这样事情就必成就了。但除非你那样去做,否则你只是在白费口舌,瞧。

这不是什么非常神秘的事;这是寻找神,使你自己让开,圣灵想怎么用你就怎么用你。就是那样。任何恩赐的关键,就是把自己的想法挪开,让基督进来。不管它说什么,如果你想知道它是不是基督。若只是一个感觉,就由它去;如果它只是一个情感,就由它去。但如果它写在道中,那就是神。任何灵告诉你的东西,总要用道审查。道,决不能偏离道;如果你偏离了,你就迷失了。
11

呐,要是这么讲下去的话,我们就得呆到中午了,让我们打开圣经,在这里读一些经文。然后我们要……我爱神的道。我知道我们都爱神的道。呐,没有……

今早我本想传讲,或者说谈论、教导一个主日学的课程,是有关创世以前神所隐藏的奥秘,在耶稣基督里被揭开了。但我没有机会把它全部讲完。我忘了有这场婚礼,所以我可能下次经过时再继续。
12

呐,我要从圣经的三个地方读一些经文。首先,我想从《腓立比书》1章读起,《腓立比书》1章,从19节读起,一直读到22节。

19因为我知道,这事借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终必叫我得救。20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21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22但我在肉身活着,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
13

呐,翻到《罗马书》;我们想从《罗马书》8章35节开始,来建造我想要讲的内容。

35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36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37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38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39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14

《使徒行传》2章30节。

30大卫既是先知,又晓得神曾向他起誓,要从他的后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宝座上。
呐,这么多经文,从圣经的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但我们知道,读了这么多经文,是要在里面找到一些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现在愿神帮助我们,今早我想选这个主题,就是“绝对”这个词:一个绝对。
15

呐,我们……我查考这个主题时,去查了词典。我想:“什么?有人一直说:’那绝对,是真理。绝对,就是这个。’”我想:“那个词是什么意思?’绝对’是什么意思呢?”我去查词典,找出它是什么意思。

韦伯词典说它是“自身完全,能力无边,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个终极。”瞧,“在能力上无边,自身完全,实际上就是一个终极,”就是“绝对”这个词。
我想要这样说,相信你们会明白这些词,因为我不是个经过培训的神职人员,不会用心理学的方法讲些让人着迷的东西来吸引会众。我唯一做的,就是尽我最大的努力,为了基督赐给我的朋友,我想要他们明白我对基督的想法是什么。
16

呐,每个伟大的成就都绑在一个绝对上。你走人生的旅途,不可能没有一个绝对;你成就一件事情,不可能没有一个绝对,因为它是最终的标杆;是旅途终点的拴马桩。它是一个你与之绑在一起的地方。

在我们现今所生活的日子里,一切都是如此破碎,如此脆弱,随波逐流,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恰当的信息,尤其是对基督徒来说,他们正在穿过深水;基督教会正在穿过两千年来前所未有的深水。因为,我们到了一个地步,有些东西已经摆在了基督教的面前,一些他们必须对之做出决定的东西;我想基督教会应该拥有一些能让他们清楚自己是绑在上面的东西,而不是像水上的落叶一样飘荡,就像圣经说的:“被各种异教之风摇动。”风一来,就把小叶子吹向这边,然后再来一阵风,北风、南风、东风、西风……你什么也做不成;你不稳定。基督徒的生命应该是一种稳定的生命,是一种你可以把自己维系在上面的原则,并且这比生命本身更重要。
17

你必须拥有一些让你可以把自己绑在上面的东西。有人把自己绑在他们的生意上,有人把自己绑在他们的家庭上,有人把自己绑在他们的教条上,有人绑在军队的职位上。我们都会把自己绑在不同的东西上。但我认为,作为基督徒,我们应当把自己绑在我们知道是对的东西上,瞧。因为,你若把自己绑在你的家庭上,你妻子可能会离开你。如果你把自己绑在军队上,你可能会被杀死。你若把自己绑在任何东西上,这些东西都会有一个结束。但必须有一个最终的标杆;必须有一个让人可以把自己永恒的归宿维系在上面的地方。因为如果你把这根标杆放在工作上,那你的工作一完,这标杆也就完了。当你的家人一被接走,这标杆也就完了。

18

但我认为只有一样东西是最终的标杆。我相信保罗的生命中也有一个标杆。我想要来插进来(就像我们平常所说的),讲一讲那标杆。他说:“因为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呐,基督是保罗的绝对。那是他的标杆,那是他的……那是一切争论的终结;基督,就是他的标杆。

19

保罗不是一直都有那标杆;他过去是被绑在法利赛人的团体上。他必须接受训练和教育,好让他们接受他,并把自己绑在他们的标杆上。但有一天,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他面对面遇见了耶稣。从此,他摆脱了法利赛人的标杆,并且重新绑在那位他所认识的,被钉十字架、受死、复活的耶稣上。保罗知道这点,因为他遇见了这一位;这当场就改变了他。从那时起,他再也不一样了。他不只是遇见了一本书,不只是遇见了一个信条;他遇见了耶稣基督这个人,“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
让我们想一想那个转变。我相信保罗是个真诚的人。由于这是主日学,我们要像主日学一样教导这点。我相信保罗是个极其真诚的人,他跟别人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
20

所有那些先知都是像我们一样的人。圣经这么说,《雅各书》5章,“以利亚是与我们一样性情的人(他也有起伏不定的时候),他恳切祷告,求不要下雨。”

保罗是像我们一样的人。他也有紧张和疑惑。他是个诚实的人;他加入了当时世上最好的一个宗教派别;并且成了那个派别的教师,受教于伟大的教师迦玛列(他们当时最伟大的教师之一)。他父母热心这事,看到保罗的生命里有一些东西,所以他们努力工作,送保罗去学校,让他能在神的一切律法上受教。带着深切的真诚,保罗相信律法的每个字。
21

他听说了这类下等的人,以及一个被这群人自封的,在加利利长大,据说还能行神迹并医治病人的所谓先知。但保罗所属的派别不接受这个人是先知,这位拿撒勒人耶稣,因为他不认同他们。所以保罗也不能接受,因为他自己派别里的人不相信那个;他们也警告他提防那种东西。

保罗是真诚的,他想:“如果这东西不属神,并且我的教会也说它不属神,那么,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除掉它;把它除掉,因为它是个……它是个障碍,将成为一个肿瘤,恶性肿瘤,”反对他的派系所信的。于是他立志,要像他所说的或他教会所说的,去把这个“恶性肿瘤”从他优秀的法利赛团体中除掉。
22

有一天,他口袋里装着从大祭司那里来的书信,要去逮捕所有那些处在那种情形中的人,因为保罗被设立去负责这事。他在去大马士革城的路上。他们在耶路撒冷周围已经平息了那些人。他用石头打死了司提反,保罗用石头把司提反打死了,因为他作证,并且看守衣裳。现在他要下去做同样的事,除掉这个大的障碍。

必定是将近中午的时候,大约十一、十二点,保罗被击倒了。他被击倒时,抬头看,有一道光站在他面前。有声音从这光中出来,说:“扫罗,扫罗,”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逼迫我?”呐,保罗知道,哦,是扫罗知道,他的百姓从出埃及起就一直在跟随那同样的光。如果……
你们有看过兰姆萨圣经译本吗?在古老的希伯来人中,有关神的符号就是一个三角形的光;或多或少类似那样,神的三个属性在独一的神性里。这三角形的光,三在一里,是一位神,这是希伯来人关于神的符号,是光。
23

后来摩西在荆棘丛中遇见了他,那时他说:“我是,”仍是一样的,三: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仍是同样的神,摩西在燃烧的荆棘丛中遇见了他,他是一道光。当他带领以色列人走出旷野时,他是立约的使者,摩西凭着信心看见他,就放弃了埃及,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摩西凭着信心,看见了那是基督,那恩膏。那恩膏不是降在某个人身上,乃是在火柱的形式中,瞧?

后来同样的恩膏在耶稣受洗时降下来,进入基督里,住在他里面。约翰知道那是基督。他说:“你看见那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进旷野,出旷野进应许之地的灵降在谁身上,你看见神的这三角形的光降下来落在谁身上,谁就是那用圣灵与火施洗的。”
24

呐,保罗还没有幸看见这事。但为了让这个对你们更真实,犹太人被严禁在偶像或任何类似的东西面前下拜!呐,当保罗看见这大光,他知道那是主。“主”的意思是“所有者、控制”。他不会随便称任何东西为“主”,那个坚定的希伯来人,他知道那是灵。但注意,他知道同样的火柱,就是那带领他百姓的。于是他醒过来,说:“主啊,你是谁?你是谁?我想知道你是谁?你以’我是’这个名字遇见了摩西。”但我要在他们这个思想上停一会儿。

25

耶稣,当他在地上时,他们看见他受了那膏抹,他说:“我从神那里来,”这灵,这光,这火柱,“又回到神那里去。”他成了肉身,以便为我们的罪而死。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升天之后,他升上去后,第四十天,他升上去了;在第五十天,他以火柱的形式返回来,回到门徒中间,像火舌一样分开自己,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照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瞧,神分开自己,神先在伟大的火柱中;然后神彰显在人的身体里;现在神在他的百姓中间分开自己。火柱裂开,像分叉的火焰落在他们各人头上,分开的火舌落在他们头上,像叉子一样的火焰,分开的火舌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然后就按照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26

呐,你瞧,我们不是一群分开的人,我们必须合一,因为我们每个人持有神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聚在一起,然后火柱就会完全、丰盛地彰显出来;当主的教会一同坐在天上,神全备的大能就在他的教会中。我们每个人都持有属灵的恩赐和属灵的职分,聚在一起,再次把那火柱带回来。

保罗认得那是从主来的,他说:“主啊,如果我在逼迫你,你是谁呢?”
主说:“我是耶稣,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保罗被吩咐站起来,下去直街。那里有一个叫亚拿尼亚的先知,他起来,看见一个异象,便给保罗施洗了。后来保罗下去阿拉伯,呆了三年,查考经文,看这向他显现的火柱是怎么回事。
27

呐,我们发现保罗,他余下的人生都把那个当作标杆。他面对面遇见了神,被神差派。何等的一个标杆!何等的一个绝对!那是一切争论的终结。对保罗来说,那是一切的终结。所有的争竞,一切都过去了。我不在乎法利赛人说什么,撒都该人说什么,或其他任何人说什么;他遇见了神,被道印证了,问题就解决了!那就是他余下的人生。因为他看见神彰显了,向他证明了那是神,藉着道和神所在的形状和样式,藉着一个听得见的声音,确切地对他说那是什么。呐,那是一件伟大的事。难怪他可以在亚基帕面前说:“我没有违背天上的异象。”他绑在那异象上。那是一个真实的,他知道的,没有人能从他那里夺走的东西。

28

今天,如果我们只是信靠教育或用教育这种机械的方法来解释圣经,那我们就只是从头脑的概念上明白它。没有人有权利站在这讲台后面传讲福音,除非他跟火柱面对面了。

像摩西,在偏僻的旷野,不管他受了多好的教育,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惧怕和紧张离他而去了,因为他跟神站在神圣的土地上,没有人能把这个从他那里夺走。
29

每个跟神有经历的男人或女人,都在你心里的神圣土地上遇见了这同样的火柱。保罗说:“无论是神学家,是魔鬼,是任何东西,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死,是疾病,是痛苦,都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那是标杆。你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不管科学怎么兴起来说这说那或别的,你被绑住了。你和神成为了一;他在你里面,你在他里面。“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你们也在我里面。”你被绑在了他身上。

30

保罗有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那是个跟他从前不一样的生命。他以前有的只是借着教育得来的知识;但现在他有了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一个绝对。不管亚基帕再怎么说:“保罗,你癫狂了,你疯了,你学问太大了。”

他说:“我没有疯。”
接着他跟亚基帕讲到一个地步,以至亚基帕说:“你几乎都说服我做基督徒了。”
保罗说:“我希望你是,像我一样,只是不要有这些锁链。”
当你像保罗一样有了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时,它会让你做通常你不会做的事。瞧。通常,这样一个在一切的经文等等上受了训练的人,通常他会跟随他受训练的那个路线行事。但当他以基督为他的绝对、为他的终极时,就有了不一样的生命。他行事不同了。跟他曾经受训要做的事比较,他行事简直是癫狂。这会成就同样的事。
31

如果教会远离那个基督教协进会,回来以神的道作为他们的终极,以神的道作为他们的标杆,那事情就会成就了。但他们被绑在一个人造的成就上。这种东西必定要倒塌。瞧,圣经说他们会这样做。但也一定会有一位从创世以来被拣选的新妇,要被绑在那个标杆上。

32

我能看到从伊甸园以来,永恒裂开,进入到时间里。当这事发生时,来了一个血脉,一路来到各各他,再从各各他,这条血脉又连接到了这根标杆,即耶稣上。有一天,当他来认领他自己的人时,每个被绑在那终极上的人都要复活进入永恒中,为什么?他们一直都在永恒中。他们被预定在永恒中。他们是神的一部分。他们一开始就在神的思想中。当这条血脉的伟大绳索,即我所讲的那记号,被拉动时,当它离地上去时,每个包含在那血里的人,都要重新被投入到永恒中。但唯一的方式就是要被绑在那绝对,即耶稣基督身上。他是绝对!不是人的成就,乃是神使他从死里复活了,他是绝对。我们知道他活着,因为他以他复活的大能与我们同在这里,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

33

我被绑在那个终极上。那是一切争论的终结。我被绑在它上面;那是我的生命。我是个罪人,基督拯救了我。我遇见了一样东西。自从那东西进入我里面,我就不一样了。我被绑在它上面,我所是的一切都被绑在那里了。后来神分开自己的生命,让我活在他里面,他在我里面,我们就绑在一起了。

别人想信什么没有任何关系。对于个人,你被绑在那个上。[原注:伯兰罕弟拍拍他的圣经。]那是你的终极。那是,那是最后的定论。如果他是道,那么这必定是最后的定论。这个必定解决了一切。无论那道说什么,它就是那根朱红色的线,那就是基督。任何违背那道的东西,我对它一无所知。那是我们要知道的,就是这道说了什么;因为我被绑在基督上,基督就是道。你现在明白了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他的圣灵正在这里把这部分的道,也就是这部分分派给这个时代的道彰显出来。
34

就像从前在基督降生的时候。《以赛亚书》9章6节。经文一路下来,一切都讲到了他,这经文应验了。在《路加福音》,我们说那是……我们在那里看到了。他是终结,他是……他也是关于他预言的终结。他应验了那些预言,旧约的历史、诗歌和一切说到他的东西,都在那里应验了。那成了终极。那成了神给那个时代的道的标杆。

这个时代真正重生、被圣灵充满的人,就是这些末日必定要应验的经文的标杆。他们是终极。那是神的终极,因为那是他的道,道就是基督,这标杆。没办法绕开它;某样东西抓住了你。
35

正如我说的,它使你做你通常不会做的事;它使保罗做他通常不会做的事;它使摩西做他通常不会做的事;它使每个男人女人做他们通常不会做的事。你以它为中心。它是一样……它是你的稳定装置,就像……

它是船的锚。在暴风雨的时候,船被绑在锚上。如果基督是你的绝对,你就被绑在他身上。在患难的时候,船,如果你任由它摇晃,它就会在礁石上撞毁。但他们怎么做呢,他们把锚放下去。锚被拖动,直到它挂住了岩石的根基。船被绑在锚上;锚就是船的绝对。
36

一个重生的基督徒被绑在了基督上,圣经就是那锚,我们绑在它上面。任凭组织,任凭不同的东西,任凭科学,任凭教育家们说去吧!只要那道这样说了,这样应许了,我们就绑在那上面。有什么东西不让我们离开它。没错。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他们持守那道。如果它说要做某件事,以及怎样做这件事,那么我们就必须这样去做。不管其他任何人说什么,那是神说的。我们被绑在那上面,就是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

基督又像北极星。
37

你知道,地球旋转。星星,其实,你所看见的晚星,也是晨星。地球只是绕着它转。地球会漂移离开所有那些星,但除了北极星。呐,你不能把指北针设定在晚星上,那样的话你哪儿也到不了,因为第二天早上,哦,在晚星的时候你是在西边,但到了第二天早上你就在东边了。瞧,你不能那样做。但你可以把指北针设定在北极星上,阿们!以她为正中心。你就会走出来。

38

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就是这样的。当你迷失了,他就是你的北极星。如果他是北极星,圣灵就是你的指北针,指北针只会指向北极星。它不会指向信条或宗派;它不会指向感觉或别的什么。它牢牢地指向北极星。他是你的北极星。当你迷失了,你可能随着宗派之类的东西漂荡;但指北针即圣灵,会把你笔直地指向道即基督,牢牢地持守你。要绑在那个上。

39

如果没有北极星,一个人在大雾的海上怎么找到方向呢?在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圣灵把你指向神的道,彰显它,证明它,我们会怎么样呢?圣灵只会指向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一切话。”不是部分的道;乃是一切的道,所有的道。从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人就是靠这个而活。他是你生命中的绝对,他也是你的北极星。

你知道,我们必须得有一些东西来结束争竞。
40

你知道,曾经有个时候,餐桌礼仪都以一个女人说的为标准。我相信她的名字是埃米莉•波斯特。我可能在这事上错了;没错,是埃米莉•波斯特。即使埃米莉•波斯特说:“要拿刀挑豆子吃,”那就是吃的方式。为什么?她是餐桌礼仪的绝对。没错。如果她说:“用手抓豆子吃,”你就用手抓豆子吃。为什么?这个国家以她为饭桌礼仪的绝对。是的,先生。

曾经有个时候,德国有一个绝对,那就是希特勒。那是个绝对。我不管其他任何人说什么,当希特勒说:“做!”你就做;你最好做。他是最后的定论;希特勒是。
曾经有个时候,罗马有一个绝对,那就是独裁者墨索里尼。有个人给他开车,早到了一分钟,他就开枪把那人打死在车上,把他拖出去,说:“我从未说早一分钟,我是说准时到这里。”一个绝对!不管他说什么,他们都必须做。世界必须转动。他说他要让整个世界根据他的话来转动。世界借着神的道转动!
41

曾经有个时候,埃及有一个绝对;那就是法老。有一次,我去埃及,只是想要看看那些地方。我在罗马,又去到埃及,在那里你必须往下挖二十英尺,才能找到罗马皇帝坐的宝座。

瞧,那一切都变成了历史的灰尘,因为那是错误的绝对。是的。它是错的;它失败了;它是人造的绝对。每个人造的绝对和每个人造的成就都必归于尘土。它们必归于尘土。它是错误的,所以会失败。
42

想一想我们的国家。当我们陷入患难时,如果有人做了什么事,他们可能在这城里的小法庭上审理这事,某个治安法庭,然后一直往上,往上,最后到最高法院。呐,最高法院是这个国家的绝对。问题就解决了。呐,在加拿大,我们从加拿大来的朋友可以去,可以从加拿大去到女王那里。但在美国,是最高法院;那是绝对。有时候,我们不喜欢他们的决定,但我们还是必须听从它。是的,先生。有时候,我们不同意它,我们不喜欢那决定,但那是这个国家的绝对。这国家绑在它上面。它是一切争论的尽头。当最高法院说:“你有罪,”你就有罪。我们必须得有绝对;若没有,这个国家就不存在了。如果我们没有这些东西,会怎么样呢?当然,万物都有一个绝对。

43

棒球比赛中有个绝对,那就是裁判。是的。如果他说:“那是个好球,”它就是好球。不管你怎么说,我怎么想,我怎么看见,你怎么看见;而是他说什么。那是个绝对。如果他说:“好球,”你就必须同意它,因为这将会被记录上:“好球。”如果没有裁判,谁是对的呢?一个说:“那是个好球,”另一个说:“那不是好球,那是个坏球,是个……”嗯,你就乱套了。你不知道要做什么。

44

在某个地方必须有某个人的话是决定性的,阿们!我现在感觉太好了!荣耀!哈利路亚!必须有东西是决定性的。我对此太高兴了。哦,必须有某个人可以说:“这是罪,”或“这不是罪。”我对此太高兴了。我高兴有一个绝对。没有争论,不需要争论。裁判说:“好球,”那就是了;在你心里记下来:“这是个好球,”继续打。当神说任何事,事情就是这样!不需要对此争论。事情就是这样。他这么说了。那就是基督徒的绝对,如果他是个基督徒的话。神说:“这事要这么做。”事情就必须这样做。没有什么可争论的,“哦,”你说:“不是的。”没有任何关系。神这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那对真信徒来说是绝对。是的。

45

如果没有像那样的东西,我们会在哪里呢?卫理公会是对的吗,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哪个是对的呢?瞧,我们必须有……那就是你们混乱的原因。那就是原因。他们放松了那个绝对,那就是他们随着其它这些星迷失的原因。

但有一个绝对;必须得有一个绝对;必定有一个绝对。也有一个绝对;那就是这道。别人说什么,没有关系。是的,先生。
呐,如果我们在棒球比赛中没有裁判,每个人都会拽对方的头发,争吵打斗,瞧?那就是我们在基督教中需要一个绝对的原因,停止这种拽头发、争吵、打斗,瞧?道这样说,问题就解决了。不要在上面加添或删减;它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46

你知道,交通有一个绝对,那就是红绿灯,交通信号。如果哪天早上它不工作了,那会怎么样?哦,天哪!你遇到过这种事吗?我遇到过。毫无疑问,任何司机都遇到过。如果那红绿灯不工作了,会怎么样呢?大家都争吵。他们开到那里,一个说:“我先到这里的,”另一个说:“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得去上班!”哦,天哪!女的挥舞手袋,男的动手打人,那才叫混乱!必须有一个绝对,有东西说:“这是对的,”那就是了。当那灯说:“停止,”就表示停止。当它说“通行”,就表示通行。如果不是,你就有麻烦了。

47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也是这样的。有一个停止的地方,有一个通行的地方。神的道是那绝对,那就是基督。是的,先生。如果你……

如果交通信号不亮,那我们就会有交通堵塞。我认为那正是今天我们在宗教的五角大楼里所得到的东西:交通堵塞!表面信徒、不信者以及各种东西挤在一起。你有的全是交通堵塞,为什么?他们没有绝对。一个说:“哦,我们,我们是绝对。”另一个说:“我们是绝对。”
神才是绝对。他说:“除了我的之外,其它每个绝对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理!”所以,那就是基督教的绝对。那是一切争论的尽头。圣经这么说,那就是对的。是的,先生。在每件事上都必须有一个绝对。
48

就像今天的一些教会,大多数教会都有他们自己的绝对。每个教会都有自己的绝对,有点像士师的日子,各人都照自己看为对的方式行事。但那不对。瞧,那是神的道和先知不在的时候。道才是绝对。他们有自己的绝对。每个人都说他们是真理和道路,“我们是真理和道路。”

但耶稣说他是真理和道路,“真理、道路和光。”对吗?瞧,他是道,所以那是绝对。宗派的绝对,一无是处,它是错的,由它去吧。
49

呐,人行自己眼里看为正的事,但神有一个让人行事的方式。瞧,当神和他的道和先知不在时,每个人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就是这个时代发生的事,每个人都说:“我属于这个。”你是基督徒吗?“我是长老会的。”你是基督徒吗?我问你。一个女孩说:“我让你明白,我每个晚上都点蜡烛。”另一个人在祷告队列里说,我问他是不是基督徒,他说:“我是美国人。你竟敢?”好像那跟基督有关系似的?瞧,他们被绑在一个国家上。另一个则被绑在一个组织、教条上。
但基督徒的意思是“像基督”。你能像基督的唯一方式就是让基督即道在你里面。那是终极。是的。我悔改信主之前见过这事,我很高兴神在教会抓住我之前就抓住我了。所以我知道当我……
50

一个优秀的浸信会传道人,内勒弟兄,今天他在荣耀里,他下来,跟我交谈。哦,当我想要寻找神的时候,有许多人跟我交谈。基督复临派传道人想要我加入他们等等。但我看到,如果我要成为一个基督徒,我不能说:“现在我是基督复临派信徒。”呐,那没问题。“我是浸信会的,”那没问题,瞧,但我必须有一些比那个更确定的东西。我无法信任那些,因为每个都在摇摆。

我想:“某处有某个人,你必须在某处有一些真实的东西。”
51

所以我需要一个绝对,我接受了一个,就是神的道。我在道中读到他就是道,《约翰福音》1章。“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绝对上。”没错,于是我照他的道接受他。《启示录》22章19节说:“若有人从这道上删去一个字或在上面加添一个字。”那是绝对,那是一切争竞的尽头。这是绝对。神说:“若有人从这道上删去一个字或在上面加添任何东西,我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所以,那必须是绝对。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一切道。”我知道这必须是一切道。他说:“命上加命,律上加律。”它必须这样来,正如它所写的那样。

他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他是道,“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这样我就知道基督教是不是神的道了。他是道;藉着接受道,道通过他活出来,我就知道,“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如果你在道里面,是道的一部分,你只会求道告诉你求的东西。知道你所生活的日子,相应地祈求。
因此,回到主题上,使……就我个人来说,我被绑住了。我绑在了耶稣基督身上,藉着他的道绑在他身上了。他是我的绝对。
我发现所有这些宗派等东西都有他们的绝对。每个宗派,每个宗派,他们都有自己的绝对。
52

天主教,当那教皇说了什么事,那就是了。那是天主教会的绝对。我不管神甫说什么,主教说什么,红衣主教说什么,当教皇说了话,那就是了。那是绝对。是的。

在卫理公会教会和许多新教宗派中,主教说什么,那就是绝对。就是这样。信条说什么,那就是绝对。
在五旬节派中,你能不能让这人来举行复兴会,要看总监督怎么说。那是绝对。你不同意他的话,就会被踢出组织。瞧,道根本不被考虑,瞧?你有这些绝对,每个都有自己的绝对。
53

但你知道,我这样说不是亵渎;我这样说是为了真理。我觉得好像保罗说的,他在《使徒行传》20章24节说:“这些事没有一样能动摇我。”“我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不受这些绝对的搅扰,不管是教皇、主教、总监督、顾问、体系,或不管什么,这些事没有一样能动摇我。我不管他们是不是说:“哦,我们,我们不……”那没有一点差别。我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他的道在我们中间彰显出来。我被绑在那上面。那是我的锚。我锚在那上面了。

“自从我……”保罗说:“自从我在路上遇见了主,我便回转过来。他纠正了我。”
哦,他真是纠正了我!他在我身上做了何等的纠正!自从他纠正了我,我便绑在它上面了。我看见道是真理,一切违背它的东西都是错的。
54

你知道吗?他救我有一个目的;他救你有一个目的。靠着神的旨意,我定了主意,要遵行他的旨意。他之所以这样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不要在它上面加添或从它上面删去!”正如我说的,《启示录》22章19节说不要那样做。如果他是我们的绝对,就不可能是别的。不可能成为别的。他必须是绝对,是最后的定论。
你知道,我得救的时候有几百万人在罪恶中。他救我有一个目的。许多时候,我在弟兄们中间是个怪物;相信预定、古蛇的后裔、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所有这些事似乎是……异象,基督的大能回来,谴责组织等等。我是个怪物,但主救我有一个理由,这样做有一个目的。成千上百万的人还在罪恶中的时候,他就拯救了我,但他为了某个原因救了我。有受过教育的人,有精明的人,有神学家,事工场上有主教和博士等等,但他救了我,他救我是有原因的。
55

我看见道是绝对,我绑在它上面了,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下决心持守那个原因。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并不拒绝与他们团契,也不否认他们,但我知道我绑在什么上了。他想要我像这样。他让我像这样。我这样被造是为了一个目的。我被造成具有这样的品质等等,还有这种一无是处,这样他就能从我里面把这种东西挖出来,再放入一些东西,就是他的道。我已经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

56

基督的死是个绝对。那是个绝对。对那些惧怕死的人来说,那是一切惧怕的尽头。他的死是个绝对。

人们惧怕死亡;甚至约伯也惧怕死亡。但当他看见了异象!他知道一切都过去了;他的家人、他的儿女没了。甚至他妻子也转过来反对他,因为他身上恶臭的毒疮;他坐在房子外面的炉灰中,刮身上的疮。他妻子甚至说:“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
他说:“你说话像个愚顽的妇人。”瞧?
后来以利户跟他交谈。有朝一日,我想为你们分解以利户那个名字,指给你们看那是基督。
当他处在这情形下,一切在反对他,后来他看见了那义者的异象。他想要寻找一个能为他站在破口处的人,站在那里,能按手在罪人和圣洁神身上的人。神让约伯在四千年前就看见了他。那是约伯的绝对。他站起身来,振作了精神,哈利路亚!
当一个人害怕死亡,他站起身,振作起来,查看这道,看神的异象是什么。
57

当他看到那异象,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正绑在他身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我自己要见他,我绑在他身上了,”他说。他看见了;那是神的应许。

他透过自然的法则观看。正如我跟你们讲到自然法则的连续性,道的连续性,神活动的连续性,一切都是连续的。他在《约伯记》14章问,他说:“树若死了,还有指望;花若谢了等等。但是,人若倒下,气绝了,他就逝去了。他的儿子来尊荣他,他也不知道。哦!”他接着说:“惟愿你把我藏在坟墓中,把我藏起来,存于隐密处,等你的忿怒过去!”他害怕死亡。
但当他预先看见,作为先知,看见耶稣基督的复活,他大喊:“我的救赎主活着!”注意,约伯称他是“救赎主。”注意。“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神和救赎主是一样的,神和人成了一。“我必看见神;我自己要看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阿们!
不是别人,乃是那位救赎主神,那是我的眼睛所看见的。他是个绝对。他是绝对。他除掉了对死亡的惧怕,他除掉了一切的惧怕。
58

在《希伯来书》2章14节和15节,注意,他取了人的样式,要替所有的人像人一样死。这位救赎主降临,成了人,这样他就能死,这人为所有的人死。哦,他是怎么做这事的?他成为一个人为了什么?来担当人的刑罚。

但在复活节早上,他带着死亡、阴间和坟墓的钥匙出来了,阿们!神,他可以死在十字架上,坟墓拘禁不了他;任何东西,阴间也无法拘禁他。没有东西能拘禁他。他复活了。他带着钥匙,复活了,是个征服者,因为他征服了死亡、阴间和坟墓。他在地上时,征服了疾病;他征服了一切,征服了迷信;征服了一切要被征服的东西。他从死亡、阴间和坟墓出来,钥匙在他腰上叮当响;他升上了高天,将恩赐赏给人,在五旬节降下来,把恩赐交给彼得,交给教会。阿门。他是我们的绝对。一切对死亡的惧怕……因为他活着,我们也要活着。
59

《罗马书》8章1节:“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与神相和。”我们发现,我相信那是《罗马书》5章。我们发现,他是我们的称义。第三日,神叫他从死里复活,称我们的信心为义,表明我们相信它。神叫他复活,称我们的信心为义。后来他怎么做?神将那称我们为义的赐下来,因为我们的信心相信它。圣灵,基督,进来使我们称义,因为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女,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藉着他的复活使我们称义。

那给了我们称义,知道现在我们里面就拥有我们得救的凭据,基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跳动。我们还怎么能否认道呢?他是道,赐给我们这确据。圣灵在那里,它是什么?它仍是那北极星,基督是那北极星。圣灵是那称义,把信徒笔直地指向北极星,是的。
60

圣灵总是指向道。如果他指向信条或宗派,就不是圣灵。他不可能那么做,指离他的道,因为他受死,就是要证实那道,使那道成为确定的,阿们!他受死,这样他就能亲自进入那道中。他是复活的生命,使那道再次活起来。那是他受死的目的,使他仍然能通过他的教会投射自己,使一切的道在每个时代都照所该运行的方式运行。

61

他是机械的动力。教会的机械,是什么呢?使徒、先知、教师等等。他是使那个运行的动力。它是由某个动力运转的,叫做……他是使汽油燃烧的火焰;他是气缸中的火,当汽油—道被倾倒在气缸中时,他是那使她燃烧起来的火;他是那证实它的;他是复活的大能;他是神。他是火,那就是他。

62

《提摩太前书》3章16节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天使看见,被接在荣耀里。”他是神,来代替罪人的位置。是的,先生。神在第三日叫他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因此,他被高举到高天至大者的右边,他是代求者,当我们向他承认,向自己死去的时候,他就为我们的软弱代求;把他的道,即应许放在我们里面。我们的信心使那道活起来,因为基督在我们里面,是激活那道的。嗯……

63

我多么希望教会能明白这点,所有的争论和争竞就会结束!那将是最高法院;那是北极星;那是一切争竞的尽头;那是一切问题的尽头;那是一切事的尽头。“神这么说了,”那就是绝对。把你自己绑在它上面。保罗说:“无论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死,是疾病,是赤身露体,是危险,没有一样能叫我们与那个隔绝。”我们绑在一个绝对上了。他说:“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除了那个,没有别的能持守住。那是绝对。

64

他是我们的绝对,因为我们有复活的确据,因为他在我们里面复活了。我们怎么知道呢?他活着。他在这里所行的跟他在地上时所行的一模一样。他是同样的火柱,我们那里有照片。他是教会里的同一位。他今天就在这里,在这个身体里面行他那时所行的。

如果西瓜的生命被放在南瓜里面,它就永远不会结另一个南瓜,不会的,因为它会结西瓜,因它里面的生命是西瓜。“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你就会有西瓜,阿们!绝对,我知道它是真理,我把我的魂绑在那里面,我知道它是真理。神的道,他是我们的绝对。
65

《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我们读到这点:“我们要跟我们所爱的人一同被提上去,在空中与主相遇。”哦,我的心与他书上一切的话一同跳动,一同“阿们”。神说:“我们要被提到空中,与我们所爱的人相遇。”“阿们!”道在我内心说,因为道在那里。

“主啊,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诗119:11]。我将它们系在指头上,系在床柱上。你常在我面前,我必不致摇动。”
“是的,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是我的绝对。我必经过那里,你必将我拉出来。我的船要进入深水之处,你会……你是我的锚,阿们!你在那幔子后面。你是那位指导我通过暴风雨的;当我走到死荫的幽谷,死亡的阴影中时,你会在那里,你是我在荣耀中的锚。”当我走到约旦河,当我必须渡过去,他是我的绝对。我绑在彼岸的复活者身上,他必领我渡过危险的水域。“我必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阿们!任凭暴风雨肆虐,或生或死,不管是什么,没有任何东西使我们隔绝。我绑在那标杆上了。
那标杆锚住了。它锚在了幔子内。它锚住了彼岸的神;它锚住了我的心。搅动我去得到应许的就是圣灵。“我是,”不是“我将是,我过去是,我有一天是。”神说:“我是复活和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66

任凭死亡做它想做的事,它永远搅扰不了我。因为我深信,我深信,即使是可能取去我性命的疾病,或是枪射出的子弹,有朝一日可能取去我的性命;我不知道会是什么,那对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哦!因为我定了主意,我知道坐在死亡的河对岸,有朝一日他必拉我进入他面前。靠着他的义称义,我接受了他在十字架上的死,神在我们中间成了肉身,仍然在我们里面成为肉身,仍然是我们肉身中的圣灵,阿们!

他是我的绝对;他是我的一切。在那之外的任何东西,我双手什么也没带来。我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不想听别的,只想听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的心对他的每个应许说“阿们”。那就是为什么我知道他的圣灵是指北针,它把我指向道。
67

那些异象从没有一个对我说过别的东西,都是完全在道上的。哦,那是我得到确据的地方,弟兄。那天晚上当他把那个告诉我,我留意了那些异象。我要你们注意,那个异象说过任何违背道的事吗?从来没有一次是错的,为什么?那是神;那是我的标杆。

我知道,一天早上在一个异象中,我看见我所爱的人在河对岸。在那里。我前往那应许之地。有一天我必在那里遇见他们,是的,确实是。
他是我的绝对,他是我的太阳,他是我的生命,他是我的标杆,我的北极星,他是我所能想到的一切,对我来说他就是那一位,他是我的生命。
68

宗派,对我来说,不是想伤害你们的感情,我不想那样做。但道就像两刃的剑,它不可能刺入而不割开,瞧,特别是当它割开黑暗时。注意,宗派就像别的星星,他们随着世界的转动而漂移。没错。世界往哪儿他们也往哪儿,他们任凭他们的女人剪头发,穿短裤等等,随着好莱坞和别的东西漂荡。但是,哦,弟兄。那仍然是真理,永生神那不可摇动的道,仍然是真理!它是我的绝对。它说的都是真理。任凭宗派想漂哪里就漂哪里。随他们想用一个称呼来败坏耶稣基督的名,但对我来说,“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你们可以靠着得救。”对我来说,那是根基的道,是房角石所在的地方。我不想随任何宗派漂荡。

69

我里面有了我的指北针,就是圣灵,把我笔直地指向这绝对。“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能不废去。”我把它藏在我心里,圣灵把我指向它。我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那是我的绝对。就是这样,我就是要这样。哦!弟兄,姐妹,把你的绝对建在他里面,是的,先生。

70

在不久前的患难中,我失去了妻子、孩子等等。有人对我说:“嗯……你还在持守你的宗教吗?”

我说:“不,是它持守了我。”瞧?我有一个绝对,知道有一天我必再见到他们,阿们!如果我没有那个绝对,我就不可能做到。是绑我的那个东西,使我的里面不一样了,因为我知道我必再见到他们。
呐,靠着恩典,我绑在了那位身上,他说“我是”而不是“我过去是”。“我是,”永远的现在时,全部,无所不知,全部,无所不能,无限,他不是“我过去是”。“我是,”他仍然是复活;他仍然是北极星;对我来说,他仍然是一切。
71

摩西有一个绝对。当他遇见那燃烧的荆棘,对他来说,那是个绝对。当约书亚,当约书亚……

哦,你知道,有时候,当你接受一个绝对,一个绝对会领你去经历似非而是。没错。是的。似非而是:就是真实却又无法解释的事情,这就是似非而是。
当约书亚站在那里看到他有需要。神差派他过去那里,接管那地,赶走他们所有的人,把以色列安置在那地上。一天,敌军被打垮了,四散逃跑。首先你知道,约书亚知道只要他能把他们打散,他就彻底击溃他们了。所以,当他这么做时,太阳要下山了。约书亚绑在一个绝对上,即神的道,造物主。他绑在了他必须做的工作上,阿们!
72

有时候,这么做并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你必须伤害人的感情,砍啊剁啊。但那是个绝对。

约书亚有一个需要。他说:“日头啊,你要停在那边不动!月亮啊,你要挂在那里!”它就二十四小时立着不动。哦,说到似非而是!但他绑在一个绝对上,有一个使命。是的,确实是,神差派了他。
约翰确信,当鸽子降在弥赛亚身上时,他能看到鸽子。
当我看见那火柱,好像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我知道那是神的绝对,将有一场复兴席卷全地。我知道它将预告耶稣基督的再来,我今天仍然相信它。它是我的绝对,即使它是个似非而是。肯定的,火柱悬挂在空中,是个似非而是。报纸等等都刊登了它的照片。
73

那是个似非而是,那天,在三月十五日或五月十五日,我相信……不,是去年的三月十五日。事前三、四个月,我在《先生,是什么时候了?》说到我们要去那里,“七位天使要下来,然后再回来,七印的奥秘要被揭开。”我跟索斯曼弟兄站在那里,他在那里说“阿们”,我站在他旁边,我告诉他们:“将有一个震动全国的响声。”我说:“它必在那里,那是主如此说的。”它被录在磁带上,磁带,磁带被从凤凰城传到周围。“那是主如此说。”

74

一天,我站在那里,像以前一样,从裤管上摘掉苍耳草或鲶鱼草;那七位天使划破长空而来,震动了那地方,甚至重五、六十磅的磐石滚下了山坡。七位天使站在那里,差派我回去传讲这些信息,说:“他们会一个个的下来,告诉我发生的事。”事情准确地发生了。当他们像那样升上高天时,升到空中三十英里高;同一天,他们拍下了它的照片,科学拍下了,并传遍了世界。那是个似非而是,但却是一个绝对。它把我在耶稣基督里绑得更紧了,把我的生命缠绕在他里面。我知道这似乎奇怪,它一直都是。

那是个似非而是,当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耶稣。那是个似非而是,当神改变一个罪人漆黑的心,并用自己的血把它洗白了。那是个似非而是。当然。你们相信似非而是吗?这似非而是,如果符合神的道,它就是你的绝对。保罗的悔改信主是个似非而是,并成了他的绝对。
75

记得不久前我跟一个老药剂师坐在一起,我们正在一个小地方交谈。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要问你一件事,”他自己是浸信会的。他说:“你相信似非而是吗?”

我说:“肯定的,当然相信。”
他说:“除了你,我不会告诉别人这事,但我知道你相信这事。”
他说:“在大萧条期间,人们必须拿到县里的药票,才能拿药给病人。有一天,我坐在药房后面,我儿子正在接待顾客。我看见一个妇人进来。她……你能看出她很快要做妈妈了。这可怜的妇人几乎都站不起来了。她丈夫,他们两人都穿得不好。她靠在柜台边上。她丈夫走过来,问我儿子,说:’我从医生那里拿到了一张处方。’他说:’你愿意为我配好药,让我带妻子回家吗?’他说:’我试图让她去排队,但看看那条街,’他说:’要排四、五个小时。她现在没法站了,你看得出来。’”
76

年轻人说:“先生,我不能那样做。”他说:“我必须先拿到那张药票,因为我不能那样做。这违背了规章。”

他父亲说他正坐在那里听,听见男孩说的话。他说:“等一下,孩子。是怎么回事?”
他说他走到那里。这老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一个真正的老圣徒,他说:“是怎么回事,我的好弟兄?”
他说:“先生,”他说:“我……我妻子,她就要分娩了。”他说:“我……我这里有医生的处方,她必须马上吃一些药。我带她去排在那里的位置上。看看这队伍,我都怀疑今天下午我能不能进得去。我想你能不能为我配这药?我会站在那里等,我会给你付钱,给你县里付这药钱的药票。”
“嗯,”他说:“当然,先生,我会为你配药的。”放下处方,回去,他说他儿子回去,开始接待别的人。
他说:“小女士往外看了两三次;她只是站在那里,脸上冒汗,知道她病得很重。那弟兄站在那里,手搂着她,你知道,说:’再坚持一会儿,亲爱的,就一会儿。好心的药剂师要给我们抓药了。’”
77

他说:“我尽快抓好了药,配好处方。当我开始把药交在她手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看,我正把药放在一只有钉痕的手里。”他说:“我看见他额头上的荆棘。”他说:“我闭上眼睛,回头看。”他说:“我当时意识到,这些事既做在’我小子们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了。”

他说:“你相信这事吗?”
我说:“医生,我全心地相信每一个字。”
那是什么?他说:“从那以后,基督对我更重要了。因为,为那个妇人那么做,那是个似非而是。毫无疑问,普通人不会相信那个,但我想,我只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有那些经历。”
我说:“是的,先生。没错,”我说。
78

我记得我读到圣徒马丁的故事。他只是个小伙子,被神呼召。他的家人是异教徒。他父亲有点……哦,我不知道,我想是个军人吧,孩子继承父业是理所当然的。他说……一天他经过城市。我现在忘了是在哪里。我想他是个法国人。他说他经过缺口;有个老人躺在那里,快冻死了,非常寒冷的天气。人们经过,什么也不给他。他说他停下来。人们宣称他们绝对是信徒,经过那里,却任凭这老人躺着。他正在乞讨东西裹住他,说他快要冻死了。

79

圣徒马丁走到那里,是在他悔改信主前,他脱下大衣,他是个士兵,他把大衣割成两半,像那样把老乞丐裹在里面,把另一半裹在自己身上。人们嘲笑他,说:“一个样子可笑的士兵,穿着半件大衣。”瞧,这使你做奇怪的事。他里面有东西,使他相信有一位神。

那天晚上,他值完勤,睡了一会儿,醒过来。有人把他叫醒,他站在床边,一看。是耶稣站在那里,裹着那半件大衣。那是圣徒马丁的开始。
那是什么?他有一个绝对,神的道是真的。“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小子们中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弟兄,我被绑在了那绝对上。我知道你们每个人……
80

今早我想要有一个奉献的呼召,而不是祭坛呼召。让我们把自己奉献给这个绝对。你相信道是神的绝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你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阿们!”]

这里有些传道人,你们不想奉献自己的生命吗?让我们接受一个绝对。我们今天想要什么?我们想要一张团契卡或委任状吗?我们想要耶稣基督。我们不是绑在一张团契卡上。我们是绑在神的道上,“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相信吗?[原注:传道人说:“阿们!”]
现在让我们站起来,重新奉献自己的生命。我也想要奉献我的生命。我重新献上自己。我要检查我的绳子是否系好。我要检查我的绝对。“主啊,如果在我里面,还有别的东西,不是你的道,请把它除去。除了你,我不知道别的;除了你,我不想知道别的。”现在,你们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
81

我整个星期都在跟你们讲。我已经告诉了你们真理。神也证实了这是真理。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证实了。你们知道绝对是什么。呐,对你我大家,你们所有的女人、所有的男人、男孩、女孩,不管你是谁,让我们;你们所有唱诗班的,你们所有上面的,各处的,地下室的,阳台上的,墙边的,后面两侧的,不管我们在哪里,让我们接受耶稣作我们的绝对,因为我们必须走到死荫的幽谷。除了他,我不知道别的。他是我的绝对,因为他已经在我的生命中复活了,我知道他是真实的。

82

现在让我们举手祷告;让我们做出奉献的事奉。

主耶稣,你的道是从古时来的;它是初,是终。我同这群会众今天在讲台上重新奉献自己。我为这教会,生命堂祈求一次奉献。搁置所有的分歧,让这一切都过去,让过去的都过去。这些福音的传道人担心,以为出了什么事。神啊,我们今早把自己绑在耶稣基督这道上,下决心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北极星啊,圣灵啊,神的指北针啊,现在进入每一颗心里。我们把自己奉献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荣耀归给神!阿们!
好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