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130E 去叫醒耶稣

1

主我相信,凡事都有可能,主我相信。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当我们现在低头时,我想知道,在这里的聚会中,还有地下室里和楼上,不管在哪里,在神的同在中,今晚是否有人有特别的需要,想要神知道的,现在你可以向他举手。记住你正在想的,只要相信基督就站在你面前。
2

天父,我们举着手站在这里,正如弟兄所说的:“这是国际上通用的投降的标记。”我们作为一块从地而出的泥土,向你投降,神啊,我们祈求你今晚用你的灵和生命充满他们,荣耀你自己。今晚,为了你的尊荣,通过我们说话,借着我们做工。主啊,请应允每个要求。你知道所有的要求;你知道我们的手背后的请求,我们的动机、我们的目的,我们所要的,如果我们得到了,会怎么做。主啊,我祈求你洁净我们的心、思想和心思,如果我们得着了我们所求的,是为了你的尊荣。为了神的荣耀,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3

今晚,回到主的家里真好。我可能觉得有点堵得慌。从纽约开始,撒但就一直想把重感冒塞给我。每次他把感冒塞给我,我都还给他;他又塞给我,我又再还给他,瞧。所以,我们就为这个争起来了,我知道过不久主就会介入,支持我。

我祈求今晚主应允你们所有的要求。呐,我们把今晚用作医治聚会。呐,我猜你们许多人以为,我这样穿越全国,通常都是……我一宣布说要举行一场聚会,人们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医治聚会,瞧。
4

但是,这个事工拥有比神的医治更多的东西,瞧。今晚,据我所知,病得最严重的身体,就是被称为耶稣基督的身体。它需要属灵的医治。我知道唯一能医治的乳香,就是这道。我们想靠着福音大能的力量和维他命使之站立起来的,正是这个生病的身体。这是为什么我用这么多的时间,努力藉着道来坚固教会。

我知道,要替代传道人、有学问的传道人,我是个差劲的替补。但我的确相信这点,不是蔑视有学问的事工。我希望我有学问。我不是在用这种说法支持我的无知。但我们现在需要的,不只是我们在知识上知道如何把神的话拼得天衣无缝,而是神。我们需要神,瞧?它不总是藉着得体的言辞而来;它藉着一颗奉献的心而来,那是一颗奉献给神,遵行神旨意的心。呐,你必须先知道神的旨意,然后才能遵行旨意。找出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只是……
5

我总是认为教会不是漫无目的的。耶稣决不是漫无目的来到地上的;他决不是漫无目的而死的。他为了一个目的来,那个目的就是要应验神的命令,使他能赎买一个毫无玷污、皱纹的教会归自己。

那教会是一个预定的教会。耶稣来救赎记在那册子上的每个名字。当最后的名字被赎了,册子就合上了。呐,他不愿一人失丧,但他的预知让他知道谁会失丧。因此,他可以预定,然后他们的名字被记在册子上。当救赎的书卷合上,被七印封起来,这是由神奥秘的能力完成的。有一天,当救赎的书卷完成时,羔羊拿了书卷。当最后的名字从那册子上被叫到时,羔羊就上前来取他所救赎的,那就是他的教会。我相信那个时间很近了。
6

呐,我这么做很难,其中一件事就是努力保持我的记录清白。呐,许多时候,人们登了广告说我要去那里,但我对此却一无所知,那成了虚假的广告。撒但能攻击我的招数都使上了。那天,有人来,说:“我想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要去吗?我只想知道。”瞧?

呐,最近,在纽约登了我的广告,我对这事一无所知。其中一个基督徒商人告诉那人,说我在那期间会在那里,已经告诉他说那没问题。那是在十月,他们的大会举行的时候。我跟这个人讲了我十一月会在那里,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会在纽约,我会在他们的大会上讲道,如果大会是在那个时候的话。他说:“哦,那正是大会举行的时候。”但他说十月,你瞧,那件小事。这人在纽约,还没有跟我们询问、商量,就在整个州登广告,说我会到那里。
7

几个星期前,有一则通知登在田纳西州孟菲斯,有我的名字签在上面,是影印本,说我跟这个人在一起禁食了三十天。我一生禁食最长的时候是三天。这人,我一生从未听过他的名字;他说我跟他一起禁食后就走了,说我要在某天到那里去,告诉我在孟菲斯附近的所有朋友要去那里参加这场聚会。我从未听过那地方,一生从不认识这人,对这事一无所知;虚假、仿造的签字。我甚至不签名;我想没有谁能模仿我的签字,因为我签完之后自己都认不出来。所以,那实在是一件糟糕的事,我看不出谁想要那样做。

8

不久前我在一家银行。我们什么都得计录一下,因为这样我们的账目就可以算得很清楚了。一张已付支票是最好的收据了。呐,我们从结婚起就是那样做的。所以银行的人说:“我相信没有谁能仿造那种签名,伯兰罕先生。”

我说:“瞧,你知道,他们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处。”
所以,那些事把事情搞复杂了,使人们以为你说谎,而我对要去那里一无所知。因此,我们不公布任何东西,我努力保持我的事工,使我能去主召我去的任何地方。除了神,我对任何事或任何人都没有义务,只要持守神。
9

我在教会的目的,就是竭力除掉这些美国人身上的那个想法,即你必须按手在他们身上,瞧?我……你那样做时,好像你是……他们说:“哦,某某弟兄来给我按手了。”只要让耶稣给你按手,瞧,让你的信心升起来,触摸他。但现在我做了大约十六年,我在这事上完全失败了,瞧,因为有太多的人想要以别的方式相信。所以,我们就满足人们,就这样做,给他们按手。

但在我看来,如果我们能看到耶稣基督的同在,知道他在这里,当全会众同时都在祷告时,你还需要什么呢?瞧?那才是主的能力降临的时候,就是当道被显明的时候。“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当道被传讲时,它是真理,神就证明他的同在,事情就会成就了。
10

呐,明天早上……哦,是今晚,对不起,今晚我只有一个短的题目,因为我们要为病人祷告。但明天早上,呐,我想我要有主日学课程。对吗?都是在这个礼堂里,我已经有了一个我想讲的题目,若主愿意,如果他允许我的话。我必须那样说,瞧。我想……如果你,如果你没有自己的主日学。如果你有自己的主日学,就去你的主日学。想要听这信息,他们有磁带。所以,我心里有些想讲的东西,或许对你们会有很大的帮助,明白这样传福音的原因:我竭力地传讲它和相信它的方式。瞧,那正是神行事的原因。福音的奥秘从创世以来就隐藏了,但在这末日应该揭示出来。所以,若主愿意,我想讲一讲那点。

接着,明天晚上是结束的聚会,若是可能的话,我们想要你来参加。
11

然后从这里到尤马,再从尤马到凤凰城,然后回去。我们从那里动身,然后在假期,圣诞节假期,我要跟我的几个朋友出去打猎旅行。我妻子要去探访她的家人。然后我们要从那里出发,去加利福尼亚州,一路下去,到西部,然后到该州的南部,经过路易斯安那州、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然后从那里去海外,若主愿意,一个漫长的行程。我恳请你们代祷。

12

呐,如果我们能享受神医治大能的同在等等,那很好,但还有比那更多的东西随着它。瞧,有更多的东西随着它。呐,问题是当你一涉及到一些东西时,就会冒犯到人。呐,人人都相信神的医治,他们会很嗯,他们马上会追求神的医治,说:“赞美神,”叫喊,有一段愉快的时光。但那又怎么样?那只是钩上的鱼铒,瞧,那只是鱼铒。钓到鱼的是钩,钩就是道。呐,只要耶稣为病人祷告,他就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人。

13

呐,我们不是耶稣,但这是他通过我们做工,我们所有人。他不只在一个人里面;他在每个信徒里。我

们就是这样相信以至于得到生命的。在那件事上,瞧,表明不管神怎么在这讲台上恩膏我,如果他没有在底下同样恩膏你,什么事也不会发生。需要我们双方一起。我们,我们双方必须是,我们必须都是信徒。
除非神想叫出一些事,来表明他的大能,你知道,让某事成就,让某个试图做一件不对之事的人或什么的,神要把那个叫出来。瞧,但你必须……我们只要留意那个。当然,有时候,神告诉我们一些事,人们(告诉)被告知一些他们不想听的事。我也不想这样说,但如果是神在说这话,那我们只要听从,然后悔改。现在,想一想这些事,然后祷告。
14

记住,正如我用主的事工来做预表,瞧。首先,是加利利的先知,人人都相信他是先知。但只有他医治病人时是先知,但当他开始干预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和他们的遗传时,他就成了一个疯子。他们说:“他癫狂了。”他们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最后导致他上了十字架。

事情总是这样发生的。圣经从头到尾,发生了同样的事。同样的事必须这样发生。因为那是神,它必须每次自始至终。但你决不能把信息钉十字架。你可以把使者钉十字架,但你决不能把他的信息钉十字架,如果它是从神来的话,因为它是信息。使者只是个携带信息的人。
15

呐,由于我们已经讲了一会儿了,我看了下表,现在刚好是八点,我想尽量让教会在九点半解散,这样你们就能休息一下,去参加主日学。明天是一个大日子。今天我有两场聚会。当我年轻时……对任何传道人来说,两场聚会都确实很累,如果你是全心地讲道的话。呐,如果你只是去那里讲一点知识的话题,你可以一整天每隔三、四十分钟就讲一场,也不会搅扰你。但当你把全心放上,在会众面前抓住神的灵,那就不一样了。现在让我们祷告。

16

天父,现在让你的祝福和怜悯降在我们身上,我们从谈话转入神的道。今晚,让道再次在我们中间成为肉身,使教会、我们所有的人能再一次看见、摸到、知道我们复活的主耶稣基督的同在。因为我们爱他,他的同在对我们就是生命。今晚,愿我们安息在耶和华的荣光中,认出那是耶和华的荣光,在他的同在中。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求,愿他现在就为我们掰开这道,阿们!

17

现在,如果你愿意,请打开圣经,翻到《马可福音》4章。今晚我的题目,我要称之为“去叫醒耶稣”。今晚我的题目是“叫耶稣出场”。“去叫醒耶稣,”叫他出场!这是要读的经文,在《马可福音》4章,从35节读起。

35当那天晚上,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到那边去吧。”36门徒离开众人,耶稣仍在船上,他们就把他一同带去。
这是一个很好的题目,不是吗?“就接他一同去”?他怎么显明给你,你就怎么接受他,瞧,接他到船上。
也有别的船和他同行。37忽然起了暴风,波浪打入船内,甚至船要满了水。38耶稣在船尾上,枕着枕头睡觉。门徒叫醒了他,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吗?”39耶稣醒了,斥责风,向海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就止住,大大地平静了。40耶稣对他们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41他们就大大地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
经文说:“他是一样的!”风和浪都听从他了。
18

那天,耶稣必定是有点累了。今晚,就像我们每次所做的,我们看到我们的主在一个什么场合,还有他在干什么。

我喜欢跟着主,你们呢?[原注:会众说:“阿们!”]我实在喜欢跟着他,观察他的作为。想一想,有一天,我们要与他同在,跟从他,亲身与他同在,就像我们现在这样,亲眼去看,永远与他同在。哦,只要看着他,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只要看见他,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19

呐,我们要来看这场景,我们在这里看到他在哪里,在做什么。麻烦出现了,他是怎么处理麻烦的,告诉门徒说为什么他们做不到。我们发现他在海上,在船尾。他刚过了繁忙的一天;毫无疑问,他的身体累了,他疲倦了。他觉得累了、虚弱了,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因为他一直在讲道,显示他是谁的大迹象,向人们作见证,医治病人。

众人,一些欢呼,一些发出嘘声。你能想象人们向耶稣那样做吗?看来好像他们本该更清楚这点。“哦,”你说:“那……”
20

今天他们做同样的事,老样子。瞧,如果耶稣今天来,还是在同样的事上,跟他那个时候一样,今天人们也会向他发嘘声,称他癫狂,就像他们那个时候做的一样。瞧,还是老样子。他们这样做了;他们不会明白他。世人从来就不明白神真正的运行;世人也永远明白不了,因为那是世界。

耶稣说:“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我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如果人们能在这里看见从主来的这处引文,他们就会认出今晚我们是在哪里了。
21

你能想象一个从未有视觉、从未看见的人吗?你会撞到东西。你不得不花大气力,通过别的什么途径来获取食物。但你会撞到东西的。你有一个触觉,但不是视觉。后来,突然,有人开了他们的眼睛,看见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以前从未见过什么东西。

如果你说:“瞧,那应该使你身上感到十分暖和,那是太阳。”
“什么是太阳?”
“是光。”
“什么是光?”瞧,他从未活在那个感官中,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你撞到的那个东西,是某某东西。”
“哦,那是什么?”瞧,他从未生活在那个空间里。这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无法认识这个。
22

呐,如果神让我们活着,我们的身体活在这里的五个感官里。但还有一个感官。当我们醒来进入那个感官时,那是异象的感官,我们看见那件事,就是这个使我们感觉到我们做的这些事。并试图把它告诉人,就像告诉一个一生从未看见的人。他无法明白,因为他不熟悉那个感官。在福音上也是这样。他们不明白福音,很难让他们明白,因为他们从未生活在那里。他们对它一无所知。他们感觉到它,他们会对它有反应,但要说确实地知道它是什么,他们却不知道。所以,当你能透过帷幕看到那是从哪里来的,然后回来,想要告诉那些只能通过感觉感受到,但却不能看见它的人,你很难告诉这个人。但你只能尽力去做,直到我们都能面对面看见了。

23

呐,我们在这里看到耶稣累了、疲倦了,我可以想象,他知道第二天加大拉有一项大的工作摆在他前面,那里有一个灵魂正在呼求神。你能想象疲惫不堪的耶稣,渡过暴风雨的海面,只是为了一个灵魂吗?但他这样做了。那正是他行事的方式。

船在行驶着,耶稣利用这个机会稍微休息一下,然后醒来。他的门徒回去划桨,做他们一直所做的日常工作。那天的复兴结束了。
我想,这有点像今天。我相信这是同样的事。
在这期间,耶稣或许只是在聚会之间稍微休息一下。门徒回去做他们以前的工作去了。
24

呐,让我们走进他们中间,我相信他们可能在欢喜,谈论他们那天所看见、成就的事。有很多大事发生了。人们的大麻风得了医治。他们都很高兴。正当他们继续谈论他们教会的工作时,他们……教会不是房子,是人组成了教会。他们因着看见成就的事而欢喜。他们可能正在讨论耶稣的弥赛亚身分,他所宣称的;他宣称是道,他宣称是道和给那个时刻的信息。

在那之前有一位是道的先知,介绍了他,说:“我的时候结束了;我已经完成了我的职责,就是我当应验的道。从现在起,他要彰显其余的道,所以我的时候结束了。”约翰,当耶稣出场时,他必须退场。
当耶稣出场时,他准确地来了,准确地行事,准确地照弥赛亚所该行的方式行,做了他所该做的事。那可能是他们谈话时的论题。
25

可能他们中一些人有见证。其中一个会说:“你知道,我从未想那么多,直到我开始读弥赛亚应该是什么的经文,因为他将是那位先知。后来当我看到他掰开饼,喂饱那些人时,我明白了另一件事;除了神自己,谁能创造呢?所以,那肯定是弥赛亚。”他们说:“除了神,没有人能创造。神是唯一的造物主。他拿五个小饼、两条小鱼,喂饱了五千人,剩下的零碎收拾了满满的七个篮子。除了耶和华,没有人能那样做,那是从天上降下粮的同一位。那是唯一能做这事的。他就在这里,在我们中间显明,以一个木匠的谦卑样式,一个普通人。这是住在天上的耶和华,没有人能看见他;不可见的神,在我们中间成了可见的,因为我们知道他,他行了耶和华所行的同样的事。”

他对他们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弥赛亚应该就是耶和华,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我若不行以马内利的事,我若不像以马内利一样行事,我所做的事若不像以马内利,我就不是以马内利。但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留意我所做的事;这些事见证了我是谁。”瞧?
26

这可能是他们谈论时的话题。这之后,又出现了一个话题。可能他们很多人都可以做见证。有安得烈,他可以做见证。

彼得可能说了耶稣对他说的话。“天哪,叫出了我的名字?除了神,谁能知道我的名字?他叫出了我的名字是什么;他说出我是谁,他叫出了我父亲的名字,这人从未见过我。嗯,这必定是弥赛亚。我们注意到了。”
27

呐,我们发现,他们可能讨论了人们对那事的态度。那可能是他们的下一个话题。耶稣一直在睡觉,到后面休息。呐,让我们走进那场景,看看他们;人们的态度。一些人说……

哦,一些人相信。一些人说:“以前从来没有人像这样说话。这人说什么话,神都证明他所说的。我们知道,按照我们的经文,如果神印证了这人,他所说的话都成就了,我们就知道神与这人同在。神吩咐我们要怕这人,因为他与这人同在。他的话就是神的话,所以要怕他。”他们说……呐,那是他们看见了耶稣使风浪顺从之后极其惧怕的原因。他们颤抖,因为他们知道那是神。必须是。神尊重他的话。他所说的话,都发生了,他们就知道那是弥赛亚。
28

呐,当他们讨论态度时,他们说:“一些人相信,一些人不信。”

呐,在众教会中间、在每群会众中,我们总是发现这点,我们发现三种人。老实说,不久前我传讲了这点,我相信是在纽约市或某个地方,传讲了三种人。那就是信徒、不信者和表面信徒。在这后面的一、两章里,我们发现他的会众也像那样,证明了他们确实是那种人。呐,让我们在这里想一下信徒和不信者。
信徒是被命定和预定接受神话语的人。他们一看见神的道,马上就满足了,生命涌入他们里面,他们接受了它。那是门徒。他们的头脑里对此根本没有任何疑问;他们一路跟随。门徒是信徒;他们相信。
29

呐,大多数时候,一个真正的不信者会假装他相信。呐,不信者就像那七十个人,当耶稣的事工受人欢迎,被人追捧的时候他们跟随。当耶稣能叫死人复活,洁净麻风病人,预言要发生的事都发生了时,他们很高兴站在那里。但一天,他说了一些跟他们的信条有出入的话;当他说了一些跟他们所信的有冲突的话时,这七十个人说:“这话甚难!”耶稣说:“倘若你们看见人子升到他所来自的天上,怎么样呢?”“呐,这人跟我们一起睡,这人跟我们一起吃,这人跟我们在同一个脸盆里一起洗脸洗手,这人像我一样吃,像我一样睡,他也有起起伏伏,说他是从天上来的?对我们来说,那太过分了。”瞧?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无法坐到聚会结束,就站起来,出去了。哼!瞧?受够了。那是不信者,瞧?他们无法忍受这点。不,先生。他们离开了,不再与耶稣同行。

30

呐,有信徒,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他们与道隔绝。

有不信者,当一说到跟他们所信的不一致的东西时。记住,圣经教导我们不信者会与真信徒如此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瞧,那是不信者。但一说到他们不喜欢的东西时,他们就走了。瞧,那是不信;那完全地显明了。
31

当生命的光在照耀,要使种子生长,它照在石头上有什么用呢?什么用也没有。它照在死的东西上会怎么样呢?它不是给死的东西的。太阳照耀是为了那个能孕育出生命的种子。这本圣经和主的道,在我们生活的时刻,正照在那些抓住永生的人身上,那些被预定看见它的人。对其他的人,一点益处都没有。他们里面没有生命可以藉着太阳或光生出来。

接着我们发现,他们转过身,不再与他同行了。那时西门·彼得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耶稣,在七十个人离开他后,他说:“瞧,”他给了他们一些激烈的教义。他,他医治事工的日子快结束了。他不在乎,不再医治很多人。他要告诉他们一些更好的事。他说,他开始告诉他们,他在那里向他们启示他实际上是谁。“倘或你们看见人子升到他所来自的天上,会怎么样呢?”
“呐,我们这里有你的出生记录。你是由马利亚和约瑟在拿撒勒生的。现在你说你是从天上来的?哦,你,我想你癫狂了,瞧?我们不要跟随像那样的一个人。”所以,他们离开了。他们走了。那是不信者。
32

但注意。呐,还有信徒。不管发生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有多么艰难,有多么神秘,无论如何他们都相信。那正像接受祷告的男人女人。他们相信。没有任何事能使他们改变心意;他们是真正的信徒。没有事情,不管看似多么艰难,不管这是什么,这事不发生,那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管怎么样他们都相信。

呐,他可能说了许多事是门徒不相信,或不明白的,但他们还是相信。他们继续跟随,因为他们确信经文完全证实了耶稣是那位弥赛亚。
33

我相信,今天经文完全证实了神的圣灵在末日的伟大运行,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一样的耶稣基督。我相信经文完全证实了这点。我不在乎别人对此是怎么想的,我们相信那是真理,因为它完全被证实了。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你明白它。”我不明白它,我只是相信它。我不能明白这些事。我也不试图去明白。你不能明白神,他必须是凭信心被接受。信心是你所相信的东西,你无法解释它。就是这样。那是真理。
34

呐,周围总是还有另一群人,那是表面信徒。呐,表面信徒被认为是伪君子。

现在我们来看表面信徒;就是犹大,他是表面信徒。表面信徒一直跟着,想通过什么方法,来抹黑这个。他们跟了那么久,就是想看看他们能不能找到一点缺陷,然后出去某个地方揭露它。“我们要找出你耍得什么花招,你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你耍的是什么花招?”这样他们就能模仿它,等等。那是表面信徒;那是犹大一党的。
35

那是不信者、表面信徒和信徒。世界到处都还有这三种人。以前一直都有,以后也会一直都有。今晚想一想,这里的和将来听这磁带的。有这么三种人,总是有这三种人聚集在一起。

一种人,或得或失都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仍然相信。他们完全信服了。
另一种人,会相信一部分的道,却不想相信其它的道。那是不信者。
然后,表面信徒是那些尾随着,在你周围转悠,直到能找到点什么东西的人;然后他们说:“哼,看到了吧,原来是这样。哼,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看到了吧!”
但真信徒,那根本动摇不了他;没有东西能动摇他。
36

耶稣站在那里,脸上被人吐唾沫,脸上流着血,头上戴着个荆棘冠冕,在他周围的,全都是讥诮的人群等等。瞧,不信者对此会怎么想?表面信徒把他给卖了。你发现,表面信徒就是那个出卖你的人。他是那个毁掉你事工的人,就是那表面信徒。

37

但真信徒,无论如何,他们完全满足了。他们完全信服了,因为他们里面的生命已经成了基督。那是基督,不再是你,而是基督活在你里面。不管什么,保罗说:“无论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死,是生,是危险,是赤身露体,不管是什么,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里的。”不管有多少,多少这个、那个或别的兴起,多少神学博士试图把它解释掉,说它是给别的时代的,那根本不能把你分开。你呆在那里。你在基督里,不再是你自己了。那是你,你和神单独在一起。

38

当不信者一找到漏洞,反正他也是想离开,所以马上他就走了。

表面信徒稍微逗留得久一点,直到他找到了一样能对此大肆批评的东西。
所以,总共就有这三种人。他们那时就有这几种;他们现在还是有这几种;他们会一直有,直到耶稣亲自或神在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台前分开他们。
有人说:“从来没有人像这人那样说话。他所说的话都成就了。”
其他人,不信者说:“他是别西卜;他疯了。这人失去理智了。”
39

你知道,有一件大事是撒但努力要做的。他想要让使者、真正得到了圣灵的人,想要说:“他们失去理智了。”

那天,我收到了一封便函,一封关于这点的信,说:“可怜的伯兰罕弟兄!我们相信他是以利亚。你知道,你知道,他失去理智了。以利亚的衣服落在以利沙身上,那是我妻子。她正带着双倍的恩膏继续这事工。”一个妇人?以利亚失去了理智吗?还是他没有死就坐着火的马车被接上天了?哼!瞧?但你怎么都会有这种事情,(你瞧?)我们不得不跟这种东西争战。
一些人说,不信者说:“这人是别西卜。”
40

必定是约翰说:“想一想这位行了这一切事的!”现在又回到信徒了。他说:“想一想,这位行了我们所思想所谈论的这一切事的。不同人的表达,我们都是信徒。”他说:“我们相信。是的,先生。我们确信,我们知道这已经真实地被验证了。他躺在那里,一个凡人,躺在甲板上有点类似简易房的船舱里,枕着枕头睡觉。我们把他安排在后面睡了。但想一想!创造的神,正与我们一同航行驶过水面。”哦,阿们!

41

那些水面很凶险。你知道,你要是去过耶路撒冷的话就知道,当风暴出现时还会发生这种事。我猜,杰克,你记得。那些风暴仍然从那个裂口席卷而下,横扫海面,淹死渔民,就像当时一样。上来时,你甚至看不到风暴出现;突然间就出现了。

“现在想一想,我们所有人的性命……我们都害怕驶过这个危险的水面。但记住,我们认识的这一位,他是造物主,正躺在船上,跟我们同在。我觉得太好了!你们呢,伙计们?”他们说:“阿们!是的,先生。他就在船上!”
42

知道我们所生活的日子,他们已经看见了证实,确信了,不管别人说什么。他们讨论了信徒、表面信徒等等的事情;但他们自己已经相信了。他们知道他与他们同在。不管其他任何人说什么,他们很高兴拥有他。

我也是;你们呢?[原注:会众说:“阿们!”]不管其他的世人怎么说,我很高兴知道他就在船上,跟我一同航行在波涛汹涌的人生大海上。阿们!阿们!航行在人生庄严的海上,正如他做的,在所有危险的水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被枪杀、杀害、倒毙,不管可能发生什么事。但造物主……
43

你算什么呢?你是路易斯安那州一团里面有点生命的泥土。就是这样。即使你是从德克萨斯州,这么大的地方来的,你仍然只是德克萨斯州一团里面有水汽的泥巴。那就是你。绝对没错。而且你也还要回到泥里。

但是,毕竟,如果那泥巴里没有生命,它怎么会行走、呼吸、吃饭呢?想一想,它必须被创造!创造了它的造物主,正坐在那泥巴船上航行,阿们!我还没有任何渴望时,他就把我造成了我;他更能藉着我的愿望和他的应许之道叫我复活!
航行在庄严的人生大海上, 我们应该像主,让他的灵在我们身上做工; 有一个弟兄遇险沉了船,绝望的时刻, 会看见而振作起来。
想一想,他跟我们在一起,这有多安全!航行在这些凶险的水面上,何等安全的感觉!那必定有点像我们现在这个时候,复兴之后,享用着它的果实。
44

我记得我第一次到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旅行。我从未听过杰克·摩尔弟兄,我相信是理查德·里德弟兄(我几年没看到里德弟兄了),他跟我提到了这里的摩尔弟兄……哦,我是说基德逊弟兄;其中的一位弟兄,我现在忘了是谁了。我认识了摩尔弟兄。我下来这里。他可爱的老妈妈,坐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她得了胃病,我们为她祷告了。她当时只能吃婴儿食品;那之后,她就能吃正常的食物了,直到现在。那是何等大的复兴,它成了先导,后来出现了葛培理和奥洛·罗伯茨、汤米·欧斯本等了不起的人物、勇士,从那小小的……从那场复兴中涌现了出来,行了大事。

45

那天在那里,大约三十三或三十四年前,站在俄亥俄河岸,在桥上,大约五千人或更多人聚集在河岸上。我大约二十岁,二十三岁,二十二岁或二十三岁,是我的第一个复兴。那天下午我正在给五百人施洗。执事领到我水里。当我正在给大约第十七个人施洗时,我听见一个声音说:“抬头看。”于是我抬头看。比利的妈妈,当时我们还没有结婚,只是一起去聚会。六月十五日下午两点,那火柱旋转着,从明亮的蓝天降下,像那样从空中降下来。一个声音在那地方上空呼啸着,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预告基督的第一次到来,你拥有的信息要预告基督的第二次到来。”摄影师都拍下了照片。

46

我们怎么能相信那个呢?我有的只不过是小学等等的教育,但我相信它。那天下午,当我施洗完时,已经累得不行了,他们不得不过来把我从水里拉起来。河里的水流让我几乎都站不住了。

那光降下来,人们拍下了它的照片;登在美联社上,几乎传到了全世界,传到了加拿大。李维尔弟兄还有一份,我想是从美联社摘录的,“一道神秘的光悬挂在当地一个浸信会传道人的头上,当时他正在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市斯普林大街的下方施洗。”《路易斯维尔先驱者报》照到了它,拍了那照片,然后传了出去,传到了美联社。
呐,那是许多年前。怎么会这样呢?但它就是这样的。神这么说了,那就对了。知道我们有这位活的神,是何等荣耀的事啊!从那里开始,给全世界带来了复兴的火。现在,伟大的医治聚会和神秘的大事一直在发生。
47

当我第一次来到你们中间时,我说我必须握住你的手,像那样握着,来接触你。我不会去想该说什么,你们可以看到这个的结果。它仍在发生,你可以看到。

后来主告诉我:“你若真诚,以后,你必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你们所有的人,你们许多人记得这事。后来,真是那样,绝对没错。此后几年,我上去加拿大的女皇城,也就是里贾纳,同厄恩·巴克斯特博士他们站在讲台上。一个人走过讲台,首先,我甚至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叫出他的名字,告诉他说他的问题是什么,从那时就开始了。从那以后,就一直发生。
现在到了另一个阶段。我无法说出来,但它必为自己说话。
48

但记住,在这个大事工中,它成了复兴的火,传到了全世界。呐,在最近几年,那次复兴持续的时间比我们在历史上知道的任何复兴都长。没有哪个历史学家能说,在任何时候有一场复兴持续的时间超过了三年。但这次复兴已经有十五年或更久了,持续不断的复兴。

但现在这复兴已经奄奄一息了,仅仅……接着出现了春雨,现在只有一点小尾巴扫过英国,在那里这最后的一点挣扎也快要结束了。教会再次落入到老底嘉当中,形成了这时代。它必须那样。是的,必须那样。呐,今晚人们只是在吃那场复兴中捡起来的零碎。
49

那些在当时的复兴中出来的门徒也是这样,正等候第二天。耶稣当时正在休息。或许他是在复兴后来休息一下,就像他六日内造了地球之后,在第七日安息了一样。圣经说他第七日安息了。瞧,或许那正是耶稣在做的事;他在休息。

突然,麻烦进来了。哦,只要教会开始稍微休息一下,麻烦就进来了。小船开始摇晃;帆被风刮掉了;水灌满了小船。似乎所有生存的希望都没了。虽然他们看见耶稣行了那么多的事,但当麻烦临到时……
呐,几分钟后我就要结束了,因为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
我们看见了那一切的事;我们看见人们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呐,到了一个地步,有点放松了,我们在谈论耶稣做过的事等等,仰望他将要做的事。那就是人。人总是谈论神做过的事,相信他将要做的事,却忘了他正在做的事。
50

他们做了同样的事。他们看见了耶稣在那里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预先知道事情,告诉人们他们心里的秘密,相信他们就要开始另一场复兴了。但当麻烦进来时,他们就忘了这一切的事。

我们就是这样做的。那就是我们今晚所处的地步,坐在同样的地方。然而,巴不得我们知道,耶稣在船上。他在这里就跟他躺在那船上的时候一样伟大;他就像他站在太空中创造世界的时候一样伟大;他就像他在红海边与摩西同在时一样伟大;他就跟他在拉撒路的坟墓前一样伟大;他就跟他医治麻风病患者、叫瞎子得看见的时候一样伟大;他就跟他在威尔士复兴的日子里一样伟大;他就跟他任何时候一样伟大,他在这里的船上!
麻烦进来了。我们去到各个地方,发现教会里争吵和纷争。你知道那会毁掉一个教会吗?呆在一起!
福哉,爱的捆绑,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那对神,以及彼此间不可分割的爱与信心!)
51

但我们发现,供水量减少了。我在图森居住的地区,那里什么东西都有刺。你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有刺,因为太干燥了。呐,如果它在这个地区,也能生长,它就会有非常柔软的叶子。那些刺都是卷起来的叶子,卷得那么紧、那么尖,没有一种工具能被打磨得像它那样。没有一种工具能被磨得像跳仙人掌,因为它上面有一根须子,一个小钩,一直延伸到末端。你找不到一种东西可以把工具磨成那样,但大自然界把它卷成那样。它会跳到你身上;你用不着碰到它,它会跑到你身上。

罪就是这样的。你用不着走进它里面;它会跑到你身上;它会跳到你身上。不要走近它。远离不信!但我们正生活在那个时候。
所以,门徒看见耶稣行了那么多的大事,他们可以谈论它。但当麻烦进来的时候,就全忘光了。
52

现在,想一想我们看到耶稣所行的事,有神的道被证实的绝无错谬的证据,知道伟大的圣灵在末日就是时代的使者。他是那位正在向我们证明的,使他所应许要成就的每个应许、每个迹象、每项工作、一切道,都照主说他要做的那样成就。

但人们仍然轻视这个。如果那些的高层接受这个,我倒是要离开了。那不可能是神,而又被那些高层接受。不,先生。不,绝对不,永远不会,如果接受的话……但因为它是在这底下,这是为什么我相信的缘故,瞧?因为它就临到这种地方。神应许要去到这儿。
53

呐,我们看到一切都吻合,知道我们是在末日,发生了什么事?麻烦进来了。

我们看到他所做的一切事!他怎么纠正我们的家庭;他怎么使父母再次合一。我们看到了那个,丈夫与妻子回到一起。他医治了你的病。得了癌症躺在那里,你们许多人把肿瘤放在瓶子、水壶和盘子里带了来。医生作证,签了声明;我有一大堆,装满了一箱子。甚至有五个有见证人的死人复活的案例,死了好几个小时之后。哦,我所知道的最长的一个,是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大约十一点,瞧?
54

不,对不起。那边有个小婴孩,妈妈整夜抱在怀里。他下午死了,妈妈整夜抱在怀里,来到加利福尼亚的聚会上。那天下午我正要出去。婴孩死于前一天下午,她整夜开车,赶到那里,但进不去。她把一个在前一天死了的婴孩冰冷的尸体放在我怀里。我站着,抱着那婴孩,只是献上祷告。他的小身体就开始暖和了,他转过头来看,我把婴孩交还给他母亲。是的,没错。

55

呐,但当我们看到那些事,而且这些事都得到了完全的验证,明确地证实了,为什么当麻烦进来时我们还惧怕呢?

他们正在仰望……他们对发生的事做了那么多见证,但却忘了谁与他们同在。他们忘了,因为麻烦进来了。
就像现在,我们有了我们无法补救的麻烦。
他们试了风帆,风太猛了,把帆刮了下来。他们试了划桨,浪太大了,桨折断了。他们的小船只能随波逐流。他们或许把龙骨或船舵缚住了。他们这样做时,就只能让小船随波逐流,小船在风浪中颠簸。
你开船时必须乘浪而行。你们开船的人知道不能迎着那样的风航行,开进波浪里。如果你那样做,会把船扎入海底的。所以,你必须引导这条船,让它随着波浪航行。当波浪翻滚时,你随着波浪进去出来。当你……如果你不那样,你的船就会灌满了水。
56

但当一切都断了之后,他们再也无法控制船了,他们只得任由小船漂流。他们这样做时,船就满了水。看来所有的希望都没了。他们全都担忧惧怕。那是何等的时候!他们再也无法应对这样的麻烦了。当他们发现自己无法应对时,惧怕便进来了。

我们同样碰上了麻烦。我们碰上了麻烦,我们国家的问题,国家无法解决。看看我们国家的暴徒,刚刚枪杀了我们的总统,然后又去枪杀孩子。在我看来,那跟枪杀总统的家伙一样是暴徒,是残酷的谋杀。如果在这件事上他被放过去了,他们还会继续做那些事的。他弄不好还会被放过去。但你看看他们所做的事,全世界都是!即使我们把亚伯拉罕·林肯放在每个国家的每个教区,他们仍然会这么做的。瞧,那是我们无法应对的麻烦。那种事,罪、不信和邪恶已经渗入我们当中,在我们周围生长,把整个国家都包裹在了其中。
57

我们有教会的麻烦、争论、争吵,好像我们无法应对一样。我们现在有了他们想要做的事,他们都聚在一起,要参加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我们无法应对。

我们竭力介绍神的道。两千年来,基督竭力藉着显明自己就是复活,把神的道带回来,他仍然是一样的。他们却拒绝,走开了;他们是不信者。表面信徒继续尾随着,一次又一次,拼命想要找出点漏洞来。但那是什么?是同样的事再次重演。
58

他们本来应该知道神的话。这一切事的解药是什么?是神。《约翰福音》1章说:“他是道。”我们仍然拥有道,要把我们从这事里面领出来。我们不需要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我们不需要这一切的教条等等搀杂到神的道里。我们这里已经有了圣经,告诉我们要如何驾驭这件事。回到圣经上,回到它的信息上!那是基督在我们中间,圣经,活的圣经。“你们是书写的荐信,”活的圣经,神的道藉着你活出来!那是我们所需要的。

59

导致共产主义在俄国兴起的就是这个。瞧,共产主义者不是什么大党;现在只有百分之一的俄国人是共产主义者,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是自由的,但他们是统治者;他们是统治者。起初它为什么兴起呢?因为教会的腐败。正是这个造成的。他们拿了人所有的钱,交给教会,活出的生命却是老样子。他们只不过像其它任何会所一样。人们对这种东西感到恶心,厌倦了,共产主义就是这样诞生的。

世俗在这里也是这样诞生的。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了一个世界基督教协进会;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正在进入这个联盟和我们所做的事中,因为他们弃绝了道。为什么他们在教会里举行鸡汤晚餐来付牧师的工资呢?因为他们弃绝神的奉献十一的方式。肯定的。为什么他们接受信条呢?因为他们不想要圣经。为什么他们接受一个错谬呢?因为他们不想要真理。
60

如果一个人跑进地下室,闭上眼睛,说:“我拒绝说太阳在发光,”他就毫无希望了。但如果他仍然愿意看,太阳正在发光。如果他想出来,去到阳光中,享受阳光的祝福,很好。但如果他不想,你对他就无能为力了。你就会说那人精神有问题。

瞧,那接受与道违背的信条而不接受神话语的人,他有属灵的问题。
在基督钉十字架的日子,他们要了巴拉巴,一位杀人犯,而不是道。今天,他们接受协进会,道的谋杀者,而不接受在我们中间被证实的道。同样的事!那是我们所陷入的麻烦。
61

呐,有时候,他的门徒陷入了麻烦,他的门徒像那些身体上患了不治之症的人。或许医生说:“你得了癌症,晚期了。”或许你得了晚期的肺结核,某种毛病。我们像他们一样,忘了谁在船上。

暴风雨来了。呐,神创造了风;神创造了空气;神创造了水。这都是神的创造。神造了这些。但你瞧,是魔鬼进入里面,搅起了风浪。那是导致麻烦的,就是魔鬼。呐,如果神是造物主,起初这样造了它,那些门徒岂不应该知道躺在那里的那位造物主也能止住它吗?阿们!
62

神造你是健康的。魔鬼进来了,你不认为身体必须顺从神,像风顺从神一样吗?神造了你的身体;他造你是个人;他给你眼睛,给你健康。“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康。”[约三2]是魔鬼进入了那里。是的。今晚神准备要做的唯一的事……上一个复兴会之后,他正在休息,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着人呼唤他。

他们本该知道耶稣知道那件事要发生。他知道万事;他知道那件事要发生。这只是在证明,只是证明要试验他们的信心。我怀疑他是否睡着了。他只是躺在那里;他知道什么事要发生。是的,只是等着看他们要怎么做。
63

听见他们在那里见证:“哦,荣耀归于神,我们确信那是弥赛亚。哦,荣耀!哈利路亚!我们知道!那是真理。”

他说:“我要看看。好的,撒但,动手吧。”
看看那里,“哦,所有的希望都没了!哦,我们丧命啦!伙计,我们能做什么?”他们一直在谈论的造物主自己,正躺在那里,与他们同在。哈利路亚!
这位赐给我们圣灵的神,这位在五旬节降临的圣灵,今晚正与我们同在这里,阿们!这位叫死人复活、医治病人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正在向我们证明他与我们同在这里。
64

或许他允许这个低谷临到,临到这里,只是想看看你要怎么做。那是他行这事的方式,要证明你的信心,看你要怎么做。跑掉吗?圣经岂不是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吗?

他完全证明了他过去是谁。今天,他也完全证明了他现在是谁,因为他像当时一样证明了自己。他仍是弥赛亚,仍是一样的。他仍是道,能辨明心中的思念和主意。他仍然像他过去一样能辨明;他仍然像他过去一样能医病;他仍然像他过去一样能创造;他仍然叫死人复活,“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像他从前一样。他就在我们中间证明了这点,就在我们的船上。
这时,麻烦进来了,“所有的希望都没了。”是的,那岂不是,那不就像门徒一样吗?没错。
他已经藉着道和神迹证明了他是谁。这些完全印证了他就是那一位。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我若行了经上指着我写的那些事,那就当信我正在告诉你们真理。”何等的一个……何等的一个……我们今天也是一样。他说:“你们查考圣经,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
65

他们本该知道他是所有创造物的神,甚至能创造。如果他造空气为空气,造地球为地球,造水为水;造物主躺在那里,显明了他有能力掌管这一切。他们相信这点,却忘了他在船上。因为他没有在那里一直哄着他们,说:“继续前进,伙计,这里就要有事发生了。呐,如果真的发生了,记住,我就站在你们身边。现在它来了,伙计,让我们来看看。呐,就一会儿。”哦,不,他没有那样做。他试验每个到他面前来的儿女,看我们会不会相信他。是的,先生。既然他造了这些,那么这些岂不都要顺从他吗?

让我们也记住,他造了我们的身体,身体也必须顺从他。它们不顺从他吗?这小团的……
66

我刚才称你是一团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尘土。那正是你们,泥土。你是从那里的泥土出来的,你也要回到那里。你里面有十六种元素,一些水汽,一些石油,一些碳酸钾,一些钙,一些宇宙光。那大概就是你,被捏在一起,就成了你。路易斯安那州的尘土,那就是你的全部。但记住,有个东西这样造了你。那位这样造你的,来与你一同住在这里面,这样他就能使你成为不一样的东西。哦!哦,我们应该看看那个!记住,他应许了,虽然这小块尘土回到了……这团里面有生命、到处行走的泥块,当生命离开时,它又要回归尘土。

67

但他在他的道中怎么说呢?“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阿们!“我要叫他复活。”他应许了;当这身体灭亡之后,甚至尘土都分裂了,回到了地上的气体之后。然而,正如那天晚上我说的:“你无法消灭任何东西,人做不到。”没有消灭。人无法消灭任何东西。只有神能那样做。记住,即使只是一勺灰,神也要,他说:“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那尘土必须顺从神的命令,因为神创造了它。如果风和浪顺从神,尘土也要顺从他,阿们!

醒来吧!他与我们同在。万物都顺从他。
68

当门徒发现自己处在路的尽头之后,他们一些人必定意识到造物主与他们同在。可能明白了,所以,我们发现他们去叫醒了他,因为他一直与他们同在。

他们看见了他符合经文的道被印证了。我们也看到了。我们没有……当我们呼叫耶稣时,并不难。用不着去说:“哦,夫子,醒来,醒来!醒来!哦,夫子,醒来,醒来!”不,不。
他们大喊:“夫子!”
他说:“我在这里。”
“我们丧命啦,你不顾吗?”
他说:“哦,你们这小信的人,你们的信心在哪里?”
就是这样,忘了他与他们同在;叫耶稣出场行事。今天人们说:“巴不得我能确实无疑地知道那是他,巴不得我能确定!”
69

他们怎么能确定,门徒怎么能确定这点呢?呐,听着。不是因为他是个受过教育的人。据我们所知,他没有。他只有神的智慧。但世俗的教育,我不……我们没有他上过学的记录。他是某个了不起的祭司或了不起的名人吗?不,不,我们没有任何那样的记录。只是个普通人。但他们怎么能知道呢?呐,认真听,不要错过这点。他们怎么能确信无疑,“我们确信你是基督”呢?他们怎么做到的呢?因为他们看见了应许的道被印证了;换句话说,彰显了出来,显明了。应许的活的道活了起来,通过那身体投射出来,他们知道神在他里面。

70

彼得说:“以色列人和犹大人啊,神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中间施行神所行的这些事,将他证明出来。”

尼哥底母,那位了不起的有学问的人,夜里来见他,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出于神的。嗯,因为你所行的那些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我们晓得这点。”但为什么他不接受呢?为什么他不呢?瞧,那违反了他们的遗传。瞧?不。
是的,他们知道他是的唯一方式,是因为他使神给那个日子预言的道活了出来。你明白吗?多少人清楚明白这点,请举手。瞧,他使那个日子的应许之道活了出来,他们便确信那是弥赛亚。
71

这是那妇人说的,她说:“瞧这里,我们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我们知道下一个要出场的先知就是弥赛亚。这里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告诉我说我有五个丈夫。你们都是那事的见证人。这人此时就坐在城市水井那里。他告诉我说我有五个丈夫。莫非那就是弥赛亚要行的迹象?他是道,能辨明心中的意念,莫非那就是他?”那是人们知道并确信他是弥赛亚的原因。

那是我们知道他是弥赛亚的同一个方式,因为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应许要在末日再做这些事。
“哦,他们钉了他十字架。”是的,但他又复活了。
72

我跟摩尔弟兄在墨西哥,我所谈的那个小婴孩复活的事。几天后,他们采访了我,是教会采访的。报社记者,他们对我说……

呐,如果有天主教徒坐在这里,我不是在用这事攻击你,记住。我的家人也是天主教徒。呐,瞧,他们是好人。他们是像我们一样的人,饥渴,他们许多人渴求神。
73

这位记者说:“那是一件著名的事。你认为我们的圣徒能那样做吗?”

我说:“如果他们活着的话。”
他说:“他们死了以后才能是圣徒。”
我说:“彼得是在死之前还是在死之后是圣徒?瞧?是的。保罗是在死之前还是在死之后是圣徒?他行了同样的事,瞧。”
他们说:“你的意见是什么?你是个……你是非天主教徒,不是吗?”
我说:“是的,先生,我是新教徒。”
他说:“你不反对……”
我说:“我反对,不是反对人,而是反对教会的教义,瞧。”
他说,他说:“你对教会是怎么看的?”
我说:“我真希望你没有问我这个问题。”
他说:“只管说吧。我问你了。”
我说:“是我所知道的最高形式的通灵术。”
他说:“通灵术?”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怎么能称母亲教会是通灵术呢?”
我说:“母亲什么?”
他说:“母亲教会。”
我说:“先生,罗马母亲教会,是的。教会组织,她是那组织的母。《启示录》17章说她是那’淫母’。但是,”我说:“教会不是在罗马开始的,它是在耶路撒冷开始的。”瞧?
他说:“神在他的教会中。”
我说:“神是他的道。”
74

所以他说:“你说它是你所知道的最高形式的通灵术?你怎么能那么说呢?”

我说:“任何找死人代求的东西都是通灵术。所有那些妇人,行走,走在街上,爬过石头等等,向一个被自己的情夫杀死的女人忏悔;把这样的一个女人当做圣徒,就因为她是教会册封的?”我说:“那就是通灵术。”
他说:“你们向耶稣祷告,他也死了。”
我说:“但他又复活了,先生。”没错。没错。没错。哦,何等的事!“瞧,他又复活了。”我说:“我希望我没有伤害你的感情。”
他说:“没有,没有伤害。”
我说:“好的。”看到吗?
75

哦!是的,天啊,我们忘了谁在船上,瞧?“我们怎么能知道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呢?因为那些人说:’它不是那样的。’”他的事工又把这事推给他们了。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一样的。你就像彼拉多一样犯了流他血的罪。这血在你手上,你洗不掉它。你曾想过这点吗?

要是总统的血在你手上,那会怎么样呢?你会怎么办?你知道什么要临到你的。瞧,没错。但比起让耶稣的血在你手上,这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没错。
76

如果,如果杀了总统的那个人……或许奥斯瓦德没有做这事。当然,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是谁做了这事。但如果他没有做,如果今晚这人还活着,知道他手上有总统的血,会怎么样呢?如果他们抓住他,他必须面对最高法院,国家的审判,他会怎么做呢?看着那些俯视他的愤怒的眼睛。你知道,他可以祈求怜悯,说:“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我告诉你,我是个好人。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没有怜悯。这样面对最高法院,是很可怕的。

但当你沾了耶稣基督的血,犯了重钉他十字架的罪时,你又该怎么面对神的眼睛呢?那又怎么样呢?
77

你注意到飞机的飞行员登机之前会怎么做吗?他尽他所能检查每个仪器。他会把飞机开出来,检查一切,站在那里,发动它,发动它,看它会不会起飞等等。为什么?他极其谨慎。如果不留意,他手上就沾了鲜血。

看看要动手术的医生,他仔细地检查每个工具,拍X光,等等。为什么?因为那个人在他手上了。如果那人死了,血就在他身上。他检查一切,要确保血不在自己身上。没错。他不想要血在自己手上。人的血不要在人的手上。
78

但你要怎么对待你手上耶稣基督的血呢?呐,你不能扔掉它,说:“我不相信那个。”圣经会定你的罪。他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现在就在做工,行同样的事。不管怎样,血在你手上,你洗不掉它。

彼拉多试过了。再多的水都不能把那血从他手上洗掉。他试图把那血递给他的组织,更高一级的长老,他说:“要是你们让我这么做……”但事与愿违,它又回到你手上了。
瞧?你无法把它从你手上除掉,除了接受它,根本没有办法。你能从手上除掉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它接到你心里。只能这么做。当我们今天在这里看到耶稣基督完全彰显自己,像他在地上时做的和应许要做的,我们确信这就是弥赛亚。现在它在你手上了,在你身上了。你要怎么对待那称为基督的耶稣呢?
79

耶稣说:“我必不丢弃你。我要常与你们同在,直到末了。”他还是照样在那里。他又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你说:“我怎么能确定这点呢?哦,伯兰罕弟兄,巴不得我能确定!”
《约翰福音》14章12节,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他现在正等着你叫他出场,向你证明这点。没错。所以,让我们在我们的生活中叫醒耶稣。不久前,他在这里是活的。有一次他医治了你,他做了这事、那事。那时他对你是活的。今晚他也是活的。叫他出场。
80

正如我说的,如果莎士比亚在我里面,我就会做莎士比亚的事。如果基督在你里面,你就会,你就会像他一样相信神的道。每次魔鬼来时,他都打败了魔鬼,说:“经上记着说!”就是这样,站在道上。撒但知道耶稣相信那道,就离开了他。

那么,呼求他来证实他的道,哦,证明《希伯来书》13章8节是正确,那么,疑惑和惧怕就会像风一样止住。那些风刮过你的思想:“或许我得不到;或许那不是我;或许他不会做这事。”不要这样。这里没有“或许”。主应许了。那就把所有的“或许”除掉了。
“要是我知道他在这里!”嗯,今晚他就在这里,藉着他在地上时同样的方式和同样的应许,证明他仍然是一样的。那就是为什么门徒能相信他。
81

大部分人相信说:“这人癫狂了。”呐,谁都知道,不是吗?“这人癫狂了,他是某种算命的,是个邪灵,能读人心思的别西卜;某个邪灵,就像算命的。”

耶稣告诉他们:“那将是亵渎圣灵。”
呐,经上记着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我若……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瞧?呐,经上记着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他所赐的这一切应许!《希伯来书》13章8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所有那些应许,都记在经上。经上记着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经上记着说,现在让它成就,阿们!
82

叫醒耶稣;呼唤他出场。你害怕这样做吗?你害怕接受神的挑战吗?

让我们祷告,低头一会儿。在以下的几分钟里,每个人都尽可能地敬畏。不要动。只要安静坐着。如果可以,请轻轻地弹奏风琴,弹某首歌。
主耶稣,求你降下来,进入我们的心里,使我们知道我们的软弱。
“主啊,陶造我。”现在祷告:“主耶稣,我有需要。主啊,陶我与造我,(我只是一小团泥土。)凭主旨意,我在此顺服,等候,安静顺服。凭你意行,主,凭你意行!”房子里到处,每个地方,都在深深地祷告,我要你们祷告。
我是泥土,陶我与造我, 凭你意行,我在此等候,安静顺服。
83

现在要非常安静一会。只要祷告,说:“主耶稣,现在使我成为一个信徒;除掉一切的不信。”

在我叫祷告队列之前,我要你们祷告一下。我儿子说他发了许多祷告卡,下到每个过道上;每个想要祷告卡的人,都得到了一张。我要为你们祷告。我们要像以前那样叫队列,老式的队列,上来这里祷告,按手在病人身上。我要你们相信。
你觉得你能够认出主吗?你意识到今晚他在船上吗?他在这只小船上,这只小方舟里,信徒的这个小身体里。你们相信今晚他正跟我们一起航行,航行在人生庄严的海上吗?如果你真的全心相信,请举手,说:“我相信;我相信;现在我接受它。”
84

父啊,你看到他们的手,我的手跟他们的手在一起。我也相信你。现在我们等候你,父啊。求你来,主耶稣。一天晚上,门徒被搅扰了,他们一直在跟某个人谈话,却不知道那是谁。他们说他是那地方的过客。但一天晚上,当他们关上门,让他进去时,他行了一件事,就像他钉十字架和复活以前所行的。他们便知道那是主。主啊,今晚当我们等候的时候,请你再来,为我们那样做,好吗?我们知道我们看见你那样做了。愿你除掉会众心里的一切惧怕。

奉耶稣的名,愿今晚我们按手的每个人,愿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愿这里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愿每个生病的人,快死的人,心脏病、妇科病、癌症、肺结核、白血病,不管是什么病,主啊,愿他们今晚都得医治。
85

当他们经过这队列,我们按手在他们身上时,愿他们认出那不是从人旁边经过,乃是神与人是一体。神进入人里面;离了人,神不行什么事。那是他所做的。他通过人做工。他把人造成他的伙伴。

耶稣站着,朝庄稼看去,他说:“庄稼熟了,作工的人少;你们要求庄稼的主。”他是庄稼的主。换句话说,“你们要求我去做我知道是正确的事。”
但他与他的门徒联在了一起。他们是求的人。他说:“你们得不到,因为你们不求。你们不求,因为你们不信。”但父啊,我们相信,今晚我们祈求你的怜悯再次与我们同在。奉耶稣的名,阿们!
86

呐,你们每个有祷告卡的人,我们要叫你们排队。我不知道哪里……他们或许在楼上、楼下,他们所在的地方。我们还要大约半个小时或多一点的时间,在这里为病人祷告。现在是九点或过了一点。我们认为我们能做这事,并且做完。

瞧,现在任何人都不要离开。现在大家安静坐着。你们想要一场医治聚会,那是我们一直等候的。你们一直在等候一场医治聚会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他在这里。医治者就在这里,耶稣基督,他在这里。
87

呐,记住,如果主穿着这套西装站在这里,是他让他的一个仆人,坐在底下从我教会来的柯林斯弟兄和姐妹送给我的,会怎么样呢?如果他穿着这套西装在这里,站在这里,像我站在这里一样,会怎么样呢?你知道吗?如果你说:“主啊,你愿意医治我吗?”你知道他不能违背你的不信去医治你吗?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原注:会众说:“阿们!”]你必须得像现在一样去相信。没错。你必须得像你现在这样相信他。

记住,他已经做了的事,他不能再做。瞧,现在这事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以外;他把这事放在你的能力范围内。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一切。对吗,传道人们?[原注:传道人们说:“阿们!”]瞧,对此,他什么也做不了了。这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在你的能力范围里了。“因为他已经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已经得了医治。”瞧?这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但他把这事放在你的能力范围内。现在这是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它为了你被放在了那里。主只是指出它在哪里。
88

“哦,”你说:“我,这对我一直是个困惑。如果他,真的,事实是,他仍然活着吗?”

他当然活着。你一直碰到的这个是什么呢?当你犯错时,那个定你罪的是什么呢?那个使你相信的是什么呢?那是他。你或许不能睁开眼睛看见主,因为他在圣灵的样式中,是看不见的神。但他住在可见的民中间,藉着他在那些子民里面的应许之道使自己成为可见的。现在你明白了吗?
在我们叫祷告队列前,我相信神会做这事。
89

我爱你们,生命堂的人。你们知道这点。我是你们的弟兄。不管怎样,我尽力这么做。我有许多的失败,但我尽力这么做。

听着。今晚清醒过来吧!在时候太迟之前,醒来吧!瞧,快快地醒来吧!他与我们同在这里。现在我要你们每个人……
我要从心底里,我要尽量叫出我在这房子里认识的人,如果我从你旁边看过去,那表明我绕过了你;如果这光在你头上,我就会绕过去。
90

我很确定这是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他妻子和家人,坐在这前面的座位上。是的,我确定这点。

我看到下一个我认识的人……呐,等会儿。刚才我看到某个人,我想我认得他,那是埃文斯弟兄,但我现在找不到他在哪里。韦尔奇·埃文斯弟兄,是的,是的,对不起。是的。
弗里兹格坐在他旁边。那是坐在这里的一家。埃文斯一家和弗里兹格一家坐在一起。
这是道奇弟兄和姐妹坐在这里;我认识他们。
我认识这里这个小女孩,他们中的一个。小琼恩,那是埃文斯弟兄和埃文斯姐妹的女儿。
91

我听见弗雷德·索斯曼弟兄说“阿们”。没有人像他那样说阿们。他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在后面某个地方。弗雷德,你在哪里,在哪里,哪里?哦,是的,在那后面。

那是伍德弟兄坐在在你旁边吗?是的,伍德弟兄。好的。
哦,这是录磁带的小伙子坐在这里,吉姆·马奎尔。
那是布莱尔弟兄坐在那里。
好的,我想我看到并认识的人就这么多了。呐,我可能见过你们。你们一些人的脸看上去好像我见过,但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呐,圣灵知道。
92

但现在,那些我认识你、你也知道我认识你的会众,你只要,你只要祷告。不要为你自己求任何东西;不要试着触摸主;只要为我祷告,瞧。只要为我祷告,你知道我所事奉的神,他可能向坐在旁边的其他人施怜悯。现在你祷告。让我们求问他会不会证实自己是弥赛亚。

是的,我相信。我不确定,但我想我看见摩尔姐妹了。那是摩尔姐妹吗?我想是她……那是她。她的体重减了一点,这是为什么一开始我没有认出她的原因,但我想我认出了她坐在那边。
93

现在,只要祷告,大家尽量保持敬畏。你们看这边,或低头看,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祷告。

听着,我要问你们一件事。让我拿今晚这段经文来看,而不是触摸耶稣衣裳的妇人。让我们把这点带回到我所传讲的东西,道。圣经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更有功效,”那是《希伯来书》4章,“它能辨明心中和头脑中的思念和主意。”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呐,“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呐,道是应许,道本身是辨明心中的思念和主意的。对吗?[“阿们!”]现在祷告。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清楚的呢?
现在祷告,只要保持十分敬畏,并祷告。我不认得你。我认识的人,请为我不认识的某个人祷告,使主触摸某个人;让他们能触摸到。
94

呐,快点,我看见它升了起来。在我左边,靠墙的地方,在我最左边,有一个坐在那里祷告的男子。我不认识他。那光悬挂在他头上。这男子的一个肺有病,他正在为此祷告。他的双肺做过几次手术。他是个中年人,戴着眼镜,灰头发。他是……你相信吗,先生?我所讲的这男子是布福德先生。那是你的名字,先生。现在你相信耶稣基督会使你痊愈,只要你相信。

我一生从未见过那人。呐,如果谁想见他;请你站起来,无论这人是谁。请站起来,就在那里。就是这样。我一生从未见过他。呐,什么,那是什么?停住。“你能解释那个吗,伯兰罕弟兄?”我无法解释。谁能解释那个呢?我无法解释。不能。
95

这里,有个女士坐在很后面。我看到她在祷告。我看到一个男的走路摇晃,似乎把手举在空中。他在摇晃。那是她丈夫,是个酒鬼,一直喝酒。她正在为她丈夫的释放祷告;她的名字是摩根太太;请举起手来。没错。我跟她是陌生人,但那是真的。

刚才叫到的女士,请站起来。就是这样,我不认识这妇人。告诉我她在那后面摸到什么了。道是什么?“辨明心中的思念和主意的。”
你们现在都可以坐下,欢喜快乐,如果你们想坐下的话。你用不着坐下,随你便,怎么样都行。只要快乐、欢喜,因为主恩待你们了。
96

在我前面有个女士,她病得很重,或许病得比她认为的还重。其实她是在受痔疮的折磨,痔疮正在变成癌症。摩根太太,不是摩根太太,对不起。是安德森太太。如果你全心相信,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你相信这个吗,女士?

如果那是对的,请站起来。我不认识这女士。她正好跟刚才那个女士在一排,我能看见那光仍然悬挂在那里。那就是原因。那天晚上,姐妹,你可以坐下,如果你想的话。要相信,你必得痊愈。
97

这里的伍德先生,我跟他下去肯塔基打一天的猎。当我站在那地方时,他的弟媳不是基督徒,从旁边走过,以为她的喉咙得了癌症。那天早上我看见一个异象,见一个妇人穿着方格子连衣裙。她穿了红色的外套,走进另一个房间(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旁边经过),脱掉了外套,又回来,穿着方格子连衣裙。我说:“过来这里。”就这样。圣灵告诉她说那是什么,这就结束了。她甚至不用去看医生。病就结束了。

几分钟后,有个男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来,他得了心脏病要死了。他说:“你有客人吗?”
这女士说:“伯兰罕弟兄跟班克斯在那里。”
他说:“感谢归给神!”我进去那里。他躺在椅子上,心脏病发作要死了;主医治了他。两、三天后,他说他从此以后心脏再也没有问题了。
98

他弟媳走上来,进来,哦,是儿媳妇,一个年轻妇人,考克斯太太。早几天,有个得糖尿病的女士坐在会堂里得了医治。我在异象中看见那女孩站起来。我不想叫她,因为她去我们教会聚会。一两天后,她被带到诊所检查,她得了可怕的糖尿病。她必须要再回去作血液检查。然后,她不得不放弃工作,她的手臂麻木了等等。我说:“玛吉,当医生检查你的时候,你的信心医治你了。”他们带她去诊所,同一家诊所为她又检查了一次,糖尿病没了。这些事一直都有发生,一直发生,一直在发生,因为他是神,他不会失败。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99

我看见一个男的坐在这里,现在正看着我。他的生命里有一点麻烦,他得了腮腺炎。他的心里似乎有件事。他正看着我。他的孩子全是男孩,他现在想要一个女孩。你知道,那人也是个传道人。伯德先生,伯德牧师,请举手,先生。那是真的,不是吗?神应允你的要求,先生。是的。

看到多么简单吗?神住在简易中。你们相信这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在简易中运行,行出他的奇事。
100

你失去了嗅觉,不是吗,女士?[原注:姐妹说:“是的。”]坐在那里,如此真诚地看着我,你在祷告我能叫到你。你得着了你所求的。你是一个传道人的妻子。没错。[“是的,先生。”]你失去了嗅觉,你心里有个很重的负担。[“是的。”]你有两个儿子,你正在为他们祷告。没错。你的名字是莱格斯姐妹。[“没错。”]我一生从未见过他。

“你若能信,凡事都有可能。”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你若能信,凡事都有可能。”你们现在相信主的同在在这里吗?[“阿们!”]他不是辨明心中的思念和主意的吗?他知道。
问问那些人,四周核对一下,如果谁有疑问的话。问问他们。我一生从未见过那些人。是的,先生。
101

你相信神能除掉你身上的那个肿瘤吗?就是这位正转头看刚才得医治的那个人,你相信主能医治肿瘤,使你痊愈吗?你信吗?你旁边这里的这个女士也是,身上有肿胀,等等,你认为主能使你们两个人都痊愈吗?你们信吗?好的,主能,只要你们相信。

你坐在那里看着我,先生,你相信神能医治前列腺问题吗?坐在那后面、系着黑色领带的,你相信神会医治前列腺问题吗?那是你所患的病。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没错。好的,嗯,瞧?
你们信吗?主在船上。他就在这里,他的道正在行他说他要做的事,辨明心里的秘密,把它显明出来。“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02

主耶稣,我为摆在这里的这些手帕祷告,还有这些生病、有病痛的人。主啊,他们站在这里,听了神藉着人说出的有创造力的声音,信心就从一个人振荡到另一个人,愿这些手帕得到祝福。愿那些身上放了这些手帕的人得到祝福,得到医治。

父啊,当你的灵在这里时,门徒们,你的跟随者们现在看到你在船上,无需惧怕了。没有什么能伤害的。嗯,你在这里!你是造物主。主啊,但愿如此,当他们现在走进这祷告队列时,愿他们的信心不落空。愿他们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03

我们怎么能确定他是呢?你们确定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们信服了。我完全信服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呢?[“阿们!”]我信服了。我晓得我不知道那些事。

呐,瞧这里,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这里发生的这些事只是小事。那些去……在我家附近,跟我一起参加聚会的人,又怎么样呢?请举手,弟兄们,如果你们大家,还有姐妹,你们跟我一起参加附近聚会的,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哦,只是些小事。如果我告诉你各处发生的事:什么事会发生,“下去这里,我们要遇见一个男人。你试图拦阻我不见他。不要那么做,因为我应该去。他妻子是某某人,要得医治。我要去告诉他这事。”“这个穿过大街的男孩,要问某件事;我要告诉他某件事;他要做这事、做那事。”哦,像那样一直不断、不断地发生。那是耶稣基督,不是一个人。那是基督。我是一个人,但他是基督。
104

“伯兰罕弟兄,这是什么恩赐?”我无法解释它。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叫威廉·伯兰罕让开;就是这样,主只是拿起这块泥,然后通过它做工。

你们什里夫波特的人,要相信它,好吗?全心地相信它,不要疑惑,当你经过这里时,就必得着医治。
呐,异象并不医治你。异象只是证实主的道是真的。瞧,你已经得医治了。异象只是证明主在这里,他仍然是活的道。但至于医治你,它并没有。它只是让你知道主在这里。他已经医治你了;他的血。他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他医治你了;他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他拯救你了。他的生命为你舍了;他的血流出来了。他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通过我们做工,证明他在这里。但你的医治是靠你的信心。你若相信,就那样成就,阿们!
105

这边有多少人有祷告卡,这个过道这边?我要你们走到这边的过道上。他们一经过,这过道上的就赶紧走到那边去。然后,这边过道的走过来,跟在后面,这里这个,我们会过来这里祷告。

杰克·摩尔弟兄,他在哪里?[原注:摩尔弟兄说:“在这里。”]如果我叫传道人上来帮助我,没问题吧?[“完全没问题,弟兄。”]
这里任何相信主的信息的传道人,相信圣经教导了这些事的,你们完全信服了耶稣基督今晚与我们同在这里,你们想要来这里,帮助我们按手在病人身上;如果你……如果你生命中有东西拦阻你得到信心,就不要上来,瞧,因为你必须相信当你按手在这人身上时,他们就必好了。你只是把你的信心跟他们的信心联合起来。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只是藉着接触他们、为他们按手,把你的信心跟他们的信心联合起来。如果你对此有一点点疑惑,就不要做。
106

瞧,进入祷告队列的每个人,如果你有一丁点的疑惑,怀疑今晚你不会得到医治,就不要进来;那只会使你更糟。瞧,你只会更糟,瞧,不要进入祷告队列。等到明天;明天的某个时候来,当你有了信心的其它时候。不要进来,因为这只是给那些有信心相信之人的。

现在,我要你们传道的弟兄上来这里,当我们为病人祷告时,跟我站在一起。你们在台上的,现在下到前面这里来,下到过道前面来,因为我们无法把患者、那些轮椅等等带到过道上。我要走下这里,为他们祷告。下来这里,你们在后面全心相信的任何传道人。
呐,你,你若真诚,你真的想要,你相信它会发生,瞧?如果你相信它,他们相信它,那么当你按手在他们身上时,事情就必定会成就,如果你们双方都信的话。明白我的意思吗?
107

好的,在这里排好队,弟兄。你们每个传道的弟兄,朝这个方向排两列。我要你们下来这边一点,这样他们就能从那过道回去,如果可以的话,因为这里这些人要回到中间的过道上。请你们在这里让出路来,我的弟兄们,如果可以的话。很好。

我想我们应该为这样一群人感谢主,他们面对批评或其它等等的事情,仍然愿意站出来,持定他们的立场,说:“我相信。”阿们!我为这样的人非常感激神。我很高兴跟他们肩并肩,跟他们心连心,跟他们情连情,跟他们信心连信心;围绕生命的粮和神的道,我们是一起的弟兄,在天国与耶稣基督同受产业的。这些人可能不能站起来使道……那是个恩赐,只是一个恩赐,要在末日显明最后的迹象。那绝对是它要做的事。但这些人绝对有同样的权利为病人按手,像其他任何人一样;我或奥洛·罗伯茨、汤米·希克斯、汤米·欧斯本,或其他任何人。他们靠着同一位神有同样的权柄,因为他们是同一位神的仆人。
108

呐,当你们会众……我要让普莱斯弟兄或某个人或摩尔弟兄。你要来帮助我们祷告,或要留在……[原注:一位弟兄说:“不,我要把麦克风拿下去。”]好的,你把麦克风拿下来。好的。现在我要让普莱斯弟兄。当我们经过这里时……

瞧,把这事解决了,这就是了。你用不着摇他,用不着,只要说:“主神啊,我相信。”瞧,他此时是醒着的,他已经证明了自己;他已经在你们中间了。我感觉到了他,我知道他在这里,因为我看见了他的证据,他行事的方式。想一想,造物主自己,道自己,今晚在这里成了活生生的证据,与我们同在。如果你接受我的话,他正在整个房子里到处运行。它可以站在这里,继续叫、叫、叫、叫。但我猜,八或十个人,或更多人,从队列里被叫出来。那就足以证明他的同在在这里。
109

呐,普莱斯弟兄,如果可以,我想要会众十分轻柔地唱“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如果耶稣死了,使你能够痊愈,他肯定对你生病满有同情。他同情你,因为你病了。当你经过队列,属神的人要为你按手。我要站在这里,在我的位置上,跟这些属神的人一起。从这边过来……

瞧,现在不要忘了这点。认真地想想。当你经过队列时,要像这样让你的信心锚定:“当我走到那队列的那一头时,病就结束了。我要走下那过道。我站在这里病了;我在这里受到侵扰;我站在这里惧怕;我站在这里,不知道什么事会发生。医生这样说,他们这样说,说……但当我下去那里时,我要把手举在空中,感谢主我好了。”看看会发生什么事。现在我要……
110

许多时候,当你看着人们的时候,他们非常敏感;特别是生病的人。他们在观察你。是的,眼睛是通往灵魂的门。那就是耶稣领他们出来的原因。当然,那样得医治的人数,不会像花时间,一个一个地为他们祷告那么多。但瞧,有多少人想要接受祷告,瞧。你不能那样为他们祷告。但现在这样的方式,是你必须用你的信心去抓住它。

呐,不要说:“我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它。”没有人能解释。
但我们相信它,因为道这么说了。被印证的基督与我们同在这里;呼唤他出场。当我们呼唤他时,他怎么做呢?他向我们显示:“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阿们!只要相信。只要全心地相信,我们现在低头。
111

普莱斯弟兄,或他们这里的哪一位要……普莱斯弟兄会指引队列,每个人经过后,再回到座位上,我们唱“至大医生”。

我们要祷告。呐,大家,在开始之前,我想祷告。现在让我们祷告。记住,彼得,当他被叫到多加的家里时,他在一个角落里祷告;然后起来,走过去,按手在多加身上,说:“多加,起来。”
112

天父,我们也这样祷告。你在这里;你显明了自己;你是我们的主、我们的救主;你医治我们很多次了。此刻,几百个人要从地下室,从各个地方过来,要得医治。他们要进入这祷告队列。这是你的仆人们,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你要行你所应许的事。我们在这里,要在这些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经过队列时按手在他们身上。主啊,愿他们每个人都相信。

我们要唱这首甜美的老赞美诗:“至大医生,”那是你,主啊。现在我们要去到主如此说的根基上。我们的信心正在告诉我们,在我们的心脏里跳动,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们是信徒;我们站着,是一支大能的军队,我们要去迎接撒但的挑战;我们是奉耶稣基督的名迎战他。
113

好的,普莱斯弟兄。现在大家都低头祷告,一些人唱“至大医生”。祷告队列要往前走。普莱斯弟兄来领唱,在会众经过的时候指引他们。主祝福你们。

[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传道人为病人祷告,而普莱斯弟兄和会众唱“至大医生”。磁带空白。]
114

有一次,耶稣说:“你们知道我向你们所做的事吗?”瞧?

多少人相信,手按在他们身上,队列经过那里,事情就准确地照耶稣说要成就的那样成就了?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主的道不可能失败。因为你们说了这话,因为你们见证了你们相信,我要全心地相信这点,说:“全能的神使你们痊愈了。”瞧,因为我知道这是经文,是真理。我相信每个经过队列的人,都会完全得医治。
现在你要怎么对待它?不要怀疑它,把你的记号持守在你面前,你的记号是什么?在你心里的圣灵。你经过了队列,事情必须发生。决不会不发生。不管你以前经过了多少队列,这个就是了。这就是时候了。这就是时候了。病结束了。问题解决了。只要忘了你生病了,不管是有什么病,病痛或任何东西。神必为你看顾这事。你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阿们!我全心地相信。
115

现在,让我们每个人起立,像这样站起来。呐,正如弟兄在他的小册子上说的,我今天看了:举手是全世界投降的标记。我交托一切。让我们唱这首歌。

我交托一切,我交托一切, 都交托我救主基督,我交托一切。
“耶稣,我,我的旨意,我的疑惑,我的信心,我的心,我的身体,我的疾病,我的生命,我交托一切!”
都交托给我救主基督,天天活在他面前。
当你举手时,你是真心这么认为的。“我交托我的信心,主啊。我交托我的一切。我得医治了。”
我交托一切,我交托一切, 都交托我救主基督,我交托一切。
116

主奇妙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呐,想一想,我们是真心的,一切都交托了。“我不再有自己的想法。我不会像我过去那样思想。我只像你一样思想。你应许了我得医治了,我思想这点。我交托我的思想。我不再想我的疾病。我不想我得的病。我不想任何东西,只想你说过的话。”

呐,就在你面前,站着一个跟你几分钟前一样的人,你在这里病了,但有一个健康的人站在那里。耶稣基督正在召你去到那边那个健康的人那里。你只要凭着信心,闭上眼睛,走进那个健康的身体里,瞧,只要继续前行,只要继续走。
我交托一切,(主祝福你们。)我交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