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129 超级的迹象

1

让我们祷告。天父,今晚我们满心感谢你,你依然是那位伟大的“我是”,不是“过去是”或“将来是”。你是我们的神,是现在时的。你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不改变的神。我们感谢你,因为我们有幸能知道这点,它已经藉着圣灵启示给我们了。他藉着所留给我们的记号,把我们与他一同印在了神的国里。为此,我们多么感谢神!今晚求你祝福我们,因为我们等候你。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我有……只是先把这些手帕放在这边,若主愿意,我们在剩下的几个晚上里要为病人祷告。我们打算要……不过,我告诉比利,知道他今晚迟来了一点,没办法分发祷告卡,不过我们想,我做祭坛呼召或别的什么时,或许可以为病人祷告;我们可以来做。

3

呐,大家感觉好吗?很好!我实在很高兴听到这个。

呐,我相信已经通知过了,商人会的早餐会安排在明天早上。我相信,他们已经通知了时间,等等。呐,让我们预备好去做主要我们做的一切事。我们知道这个晚上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所以,我们要为此做好预备,要尽快地进入信息;因为明天我们将会非常的忙。
星期天,这个星期天早上,我想主日学后我要在这里讲道,星期天早上和晚上。所以,邀请你们来参加每一堂聚会。当然,如果你们在某处要尽你们的责任,你们应该去那里尽责,瞧,我们不愿让你们错过它。
4

我将要主持一场婚礼,要么是明天,要么是后天。哦,是星期天早上,我要为从我教会来的一对夫妇证婚。我们也正期待着要看到这个。

呐,现在为我们祷告,我们要快快地读一些神的道,并尽快进入这信息。为着站着的会众,他们要我早点来。我们要读《以赛亚书》7章。我想从第10节开始读:
10耶和华又晓谕亚哈斯说:11“你向耶和华你的神求一个兆头,或求显在深处,或求显在高处。”12亚哈斯说:“我不求!我不试探耶和华。”13以赛亚说:“大卫家啊,你们当听!你们使人厌烦岂算小事,还要使我的神厌烦吗?14因此,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
如果照着下午我在这里所记下的一些笔记,使我可以给今晚要讲的道取一个题目的话,我想讲讲这个题目,叫作“超级的迹象”。
你知道,这是一个超级的日子;什么都是超级的。我们看到乌云密布的夜空中划过之字形的闪电,这肯定是在向我们宣告,黑暗之中必有光明。我们知道这点。
5

神从起初就知道末后;因此,他可以计划好每一件事,为自己的荣耀而使它成就。这就给了我们勇气来知道,或来或去的无论是什么,一切都是神在做的;时钟会分秒不差地走。

有时候,我们会疲惫、烦恼,我们会着急。我们想:“哦,我们必须做这做那。”
但记住,神的时钟会分秒不差地走。所有的这一切事都必须这样。这一切事的成就都是照着他那伟大的知识,他的预知;因为藉着预知他就能预定,不是藉着他的意愿,乃是藉着他的预知。神不是藉着他的意愿而预定;他不愿一人沉沦,但藉着预知,他知道谁会接受、谁不会接受。因此,神会使这一切都照着他那“嘀嗒”作响的大时钟成就;因为他从起初就能预言到末后。因此,他知道我们将生活在这个日子;他知道这将是我们的日子;他已经为这个日子做好了计划;他已经为每个日子做好了计划。他的计划也永远不会有一个落空的,他总是很准时。
6

这就是我们所称为的超级时代。现今你所看到的每样东西都必须是超级的;如果你没有超级的东西,那根本就不会成功,因为这是个超级的时代。他们有了他们的时代,他们有了……现在他们拥有了超级的时代;凡我们所见的……

你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去到街边的小店,看到一大块奶酪摆在那里了。以前的那种街边小店,即使你的食物再新鲜,每个人也还是愿意去那种高雅、带空调的商场,人们叫它超级市场。即使要多花钱,他们也一定会去那里买食物。他们必须去超市买,没错。因为它是超级的,瞧?每个人都想要超级的东西。
7

今天,你不能再开那种普通汽车了。现在,那种老式T型汽车现在要是跑到街上会被压扁的。他们有了超级汽车,福特公司必须制造超级汽车;雪佛兰公司必须制造超级汽车。其它汽车公司也都希望跟上步伐,它们必须制造超级汽车。什么东西都是超级、超级、超级。

过不久,我们到了太空时代。呐,以前他们有的是螺旋桨推进的飞机;接着你知道,他们发明了喷气式飞机;现在,他们有了超级喷气式飞机。瞧,必须是超级的。如果不是,那就不入时了。这个时代样样都必须是超级的。
8

过去我们是在那种老式公路上行驶,现在你有了超级公路。一个方向必须有四、五条车道,另一个方向也有四、五条车道,否则就会撞车,瞧?你必须有这样的公路,因为这是个超级的时代,超级的时刻。样样都是超级的。

我们甚至想,我们有了超级的人,或有人认为他们是超级的人;至少他们也要表现得好像是超级的一样。超级的种族,一个种族想要统治另一个种族。
超级的教会、超级的宗派、样样都在走向超级。“如果不是超级的,瞧,那就算不得什么。”
9

我想,在这个摩登时代,甚至女人也穿上了超级的服装。那种用皮子做的老式鞋子,一双大约三美元,是最好的一种;那种鞋子的皮子比今天一打的鞋子加起来还多,而今天的鞋子一双却要二十五美元。但它必须要是超级的式样,你知道,鞋跟有这么高,脚趾头都伸不进去,但它是超级的;你瞧,这才是关键。但你几乎必须要用超级的曲线才能穿着它走路,你瞧?没错。对我来说,这一切都疯狂了,瞧?但这却是个超级时代,超级的时刻。

10

所有这些迹象都标志着一种属灵的黑暗。我们看到的所有这些东西,正发生在这些超级、超级、超级的东西里面,巴不得我们能知道……我们急急忙忙,必须赶到那里;但我们赶到那里后要做什么呢?过去,常常下班后就走回家;孩子必须走路去学校,但现在有巴士开到门口,接送他们去学校;然后再花五十万美元建健身房,让他们去锻炼一下,不然就会死掉;而过去他们的锻炼就是走路上学。超级的时代!呐,是这样吗?甚至一些教会也不得不……如果他们不太活跃了,他们就给大家弄个房间,让大家在里面玩一玩,跳上跳下。过去是圣灵让他们那样做,但现在他们得跑到那里去活动,真有点是超级的时代,瞧?这一切都在把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伟大时代,引向一个属灵的黑暗中。

11

你知道,神的子民,圣经中神的子民,他们总是被神提醒,去留意那个时代的各种迹象。耶稣在地上时,他对那个时候的法利赛人说,他说:“你们瞎眼的法利赛人哪!你们晚上出去,看到天色晴朗、发红;你就说,明天是好天气。”耶稣说:“然后你们出去,天发黑,满天乌云,你们就说明天必有风雨。”他说:“你们能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你们若认识我,就必晓得我的日子;你们若认识摩西,”他说:“就必认识我,因为摩西的书有指着我写的话。”

12

在另一方面,正如我说过的,他们本该知道那个日子里必须要应验的经文正在应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眼睛如此专注在他们的遗传上,以致连正在他们面前展开的实实在在的经文都看不见了。

我要把这个时代同那个时代相比。有时候,甚至在那些好人中,他们也没有看见。他们就走开了。老实说,我一定会很失望的,如果我不知道耶稣说他要怎么做这事,即:“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他们永远不能看见它。他说:“以赛亚指着你们说的预言是不错的。他说:’你们有眼却看不见,有耳却听不见’。”这是一幅很可怜的景象,但他们就是这样。
13

呐,我们发现同样的事今天也存在,因为知道我们正生活在“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的时代。我们发现,我们所生活的这个超级时代的所有这些摩登的成就等,只是灵界方面处于幽暗状态的迹象。我们正处在老底嘉教会时代,人们已经不冷不热。他们会去做礼拜,人们会这么做,看起来有热情去做礼拜,而对圣灵和他们生活的时代却一无所知,有些人对这些事完全是瞎眼的。不管神将会如何行以及如何完美地用他的道来证实,他们就是不能明白。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像主所说的那样:“我们有眼,却看不见。”我们应该好好看一看,明白所发生的这些事是一个迹象,说明末了近了,因为这些事被预言要在这个时代发生。

14

我要你们留意神的道和他的作为具有不改变的连续性。瞧,神从未改变他的计划;他从未改变他的方式。经文具有绝对完美的连续性。神现在所行的事与他过去所行的事具有连续性,瞧?他第一次做了什么事,第二次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做。

为了对你们证明这点,你看,神在地上制定了各种的律。他总是在事件发生之前给他的子民赐下迹象。呐,他总是这么做,他也将一直这么做,因为他是不改变的神。他说:“我是神,我不改变。”他起初怎么制定了他的计划,他在每个时代也都会那么做,他永不改变这点。
15

当他把世界放在一天运转二十四小时的基础上,我们虽然有夏时制和各种不同的时制,但这从未能改变地球的运转。地球每二十四个小时就转完一圈。四季从不改变;神设了春天、夏天、冬天,跟过去完全一样。神第一次是如何行事的,他每一次也都会那样行的。他的律、他的道和他的作为都具有连续性,这一切是何等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因此,如果我们可以看到过去是什么,我们就会知道它现在是什么,将来是什么。你可以把你的思想建立在这点上,因为圣经说,主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6

我们注意到,春季来临之前;看看神其中的一个律。耶稣说:“你们看见树发嫩长叶的时候,就知道夏天近了。”春季是夏季即将来临的一个迹象,这是一个律,它总是这样发生。你不是先有夏天,然后到了快冬天的时候,树叶才长出来。不,你要先有树叶,因为它是神自然之律的开始,说明春天来了。这律永不废去。当你看到树在树干周围开始发嫩长叶,小叶芽开始长出来后,你就知道这是春天来临的一个迹象,春天来了。

17

在我们看到秋天的霜等等之前,当树叶从树上落下时,你就看到了秋天,你说:“哦,秋天近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树叶正在落下;自然界正做好准备,每年都是一样。

神也赐给我们天气变化的迹象。你可以走出去看看,正像主所说的:“你们看见天发红,又发黑,就知道明天有风雨。”神永不改变这点,他一直在提醒我们。暴风雨还没来,你一呼吸,早早就会感觉到空气变得湿润;注意自然的一切都与那律一同运作。这是一个迹象。
18

正如我常说的:“若是没有圣经,我只要观看一下自然的运作方式,就知道有一位神。”这是他的律;它们彼此之间具有连续性。神的道具有连续性,它不可能废去。他的迹象和时间也具有连续性。这些迹象就出现在月亮上,这些迹象就出现在天空上,这些迹象就出现在地上,这些迹象就出现在教会里。今天,我们看看教会,就能看到这迹象正说明主快要来了。

19

例如,这迹象如何在自然中运行。我去过北部的林地,在那里打猎;在遇到寒流之前,小野鸭从路易斯安纳州飞出来,飞到那里筑巢,孵小野鸭。山被大雪覆盖以后,只要一阵小小的寒风从山顶上刮来,那些小野鸭就从那里飞走了,不再呆在那个池塘,它们笔直地飞回到路易斯安纳州。这是一个本能,瞧?是自然律。它们每年都这么做。接着你知道,只要路易斯安纳州这里猛烈的阳光一开始倾泻下来(在路易斯安纳州这里),你就会看到它们聚在一起,成群结队,又飞回到山上去了。

20

看一下德克萨斯州这里的大雁,很多大雁都去那里。我看到有一次,我们不得不把车停在路上。那些大雁不会被任何人打搅,它们一心想往前走;它们正在举行一场复兴。它们在一起,你从未听到那样大的喧闹;当它们聚集在一起时,喧闹声比五旬节派信徒还要厉害,瞧?这是什么?这是自然之律。瞧,每年它们都聚在一起,然后就成群结队地离开。当那些野鸭离开时,这些大雁离开德克萨斯州时,夏天就近了,没错。

当它们离开北部的英属哥伦比亚时,冬天就近了;你听见那些大雁从头上飞过去,一路飞一路叫,飞向南方。听见它们的叫声,我就哭了起来,因为我看见神在引导它们。它们是不会说话的动物,但到底是什么在引导它们飞过无迹可寻的天空呢?到底是什么在引导它们?当我听到那只领头雁尖叫着飞下来,它在那里引路,可能它以前从未飞过路易斯安纳州这条路线,但它肯定会飞到那里,你不用担心。它里面有东西会告诉它要飞到哪里。它在飞行,它在带领那雁群,整群都跟着。它们以前可能从未飞来过这里,但它清楚地知道哪块稻田有稻子,因为有东西在引导它,这是一种本能。
经过了一个冬天,到了春天,这里天气转暖,变好了,它就会直接飞回来,为什么?这是自然在展示自己,这是神的律。
21

正如那个一样,神的事情发生之前总会先有神的迹象。当你看见大雁飞行;看见嫩芽长出来;看见树叶落下,瞧?这是自然的连续性融合在一起。神的自然之律融合在一起;神在预示他要做的事。一直都是这样;他从不失败,也永远不会失败。

如果我们单单遵循神话语的连续性,那么,我们也不会失败。要是我们不接受这个时代的摩登潮流,不把一些其它的东西注入到道里面,而单单遵循这个时代的道的连续性,你看会发生什么事。某一天,我们也会径直回家的。永远要这样做,就永不失败。
22

先知是主要的迹象;神主要的迹象是先知。呐,我打算讲一讲这点。他们是神为那个时代而彰显出来的道;这就是先知总是神的主要迹象的原因。神若不先差遣先知来,他就永远不会使审判临到地上。只要去看看并从经文中查找。先知是神给他子民的主要迹象,说明他已经差来了这个人,某个人,就如挪亚、摩西、以利亚等其他先知。神差遣先知来彰显出那个时代的道,给他的子民一个警告;这就如同他送来一阵寒流,把野鸭从北方赶到南方去一样。自然有连续性;道也有连续性,神从来都是这样做的。如果神用寒冷把它们赶到南方,明年还是会用寒冷把它们赶到南方;如果他用炎热把它们赶回来,明年还是会用炎热把它们赶回来。

23

当神准备差来审判时,在他差来审判之前,他差遣先知来彰显出他的道,印证那个时代的道。他在各个时代都是这样做的;他应许在这个时代也要这样做。不管人们怎么议论这点,神都将在这个时代这样做。无论怎样,他都会这样做,因为他不能打破他的连续性。他这么计划的,就会一直这么做。他没有一次不是像他起初的时候所做的。

24

就像施洗约翰,呐,从玛拉基到施洗约翰的这四百年间,他们没有了旧约先知的迹象,除了在士师的日子里,没有一次是像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先知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那段时期他们没有先知呢?因为没有道分配给那段时期。他们要等候,直到适合的时候到了,他们必须等候。《玛拉基书》的预言说,在《玛拉基书》3章,“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他要在我前面预备道路。”《玛拉基书》3章1节。呐,玛拉基是在预言主耶稣的到来。那段时期什么事也没发生,所以,教会就变得懒散,各行己路,直到所应许的日期近了。

25

当所应许的日期近了,神就以超自然的方式把约翰带到了地上。当然,他是个由女人所生的人;我们知道,他母亲是伊利莎白,他父亲是撒迦利亚。他们都是善良的人,他父亲是祭司。在那个日子,子承父业是一种风俗,但我们被教导说,约翰九岁的时候,他父亲死后,他就去到了旷野,独自住在那里,直到三十岁。

瞧,如果他后来从事他父亲的职业,他们就会使他陷入混乱中,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认出那位要来的弥赛亚了,他永远也认不出来他了。但他住在旷野。如果约翰照着他父亲的思路走,去了神学院;那么,每个人都可能会说:“呐,约翰,我们知道,你将是那位能知道那要来的弥赛亚的人。呐,你不认为某某弟兄完全适合那个角色吗?我们今天的大祭司该亚法怎么样?你不认为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人吗?”所有这些都会进到他那圣洁的心思里,他可能就永远不能正确地思想这事了。
他去了旷野,等候着。他的工作太伟大了,以致他不能受教育;他的工作太伟大了,以致他不能接受神学。他必须要宣告弥赛亚。因此,他住在旷野。
26

注意他的传道。他传的道不是那个时代的神学规条。你注意到不是那样的。他所谈论的是什么?砍树的斧子,蛇。瞧,他只知道这些东西。他是在旷野长大的,他只知道这些:蛇、树木、斧子,等等。他的信息内容是以自然为基础的。他说:“你们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不要以为有亚伯拉罕为你们的祖宗。因为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而且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他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但在我以后有一位要来,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阿们!

27

这才叫男人,一个真正的先知,他有一个迹象,他必须注视它。当他看见弥赛亚时,他就很确定弥赛亚要在他那个日子里来到,他非常确定。哦,巴不得教会能得到它确定的位置;巴不得它能知道它在这个时代的立场。因为根据圣经,他将是那位介绍弥赛亚的人,他也知道弥赛亚必定会在他发预言的日子里出现在地上。因此,耶稣慢慢地走近了约翰传道的地方,走得很近,以致约翰说:“这一位现在就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这一位现在就在你们中间。”他知道会是这样:耶稣就在那里。时候很近了,他知道这点。

28

一天,约翰看着,从天上降下……他看见了一道光,仿佛鸽子从天上降下来。它照在那一位的身上,他说:“我见证这就是神的儿子。”他看见了那光。“因为他在旷野对我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和火施洗的’。”

他是神所差来的人;受到神的训练,他也为神做工,直到神和他成了……他是先知,正如我那天晚上所说的,在水里,道临到了他。耶稣是神的道,是给《玛拉基书》所预言的那个时候的。玛拉基说将会有一个人,然后,约翰出现了:一位先知来应验了那个时代主的道。所以,他是给以色列人的一个迹象,巴不得他们能认出那个迹象。
甚至门徒也说:“文士为什么说那先知或说以利亚必须先来?”
  耶稣说:“他已经来了,你们却不认识他。”
神以如此简单的方式行了这事,只是拣选那些蒙了拣选的种子,而其他人却永远看不见。这是事实。
29

在巴比伦,有多少博士在研究天文学,但只有那三位博士知道,当太阳系的三颗星星排成一条线时,这乃是弥赛亚来到地上的迹象。他们知道这点,他们信。他们是看见这些星的人,其他人都没有看见。这些星正确地排列在一起,神以那种方式给他们看那些星,他们就看见了。

今天的福音也是这样。只有当神以那种方式给你看这福音,你才能看见。如果给你看的东西超出了圣经的连续性,那就不是神在告诉你,阿们!你不能使圣经说谎,它是绝无错谬的神之道。它必须与道其它部分的连续性保持一致。它不能一处这样说,另一处那样说;也不能重新来过或偏离目标。他每次都得击中目标,道是这样的;所以,你必须使它与道其它部分的连续性保持一致。因此,在道里,神的方式一直都是:在那日期之前,在神使他的道得到印证之前,总会差来一位先知。
30

呐,我们可以在这里讲一下先知是什么。呐,按英文术语,照着这个字的英文术语,它是指传道人。瞧,这是英文术语。但在希伯来文术语中,它被称为“先见”。

先见是一个能解释书写之道的人,他能预先看见将要发生的事。当他说出将要发生的事,也证明出他是一个先见时,人们就知道他对圣经有正确的解释,因为神藉着他彰显了给那个时代的书写的经文。阿们!不要太迟钝了!醒醒吧!这是一个很清楚的认证:一个先见,就是一个能预先说出并预言未来之事的人。这是人们能知道他拥有圣经的正确解释的唯一方式,因为他所说的话应验了。这样,人们就知道他是神所召的,那是神说的。接着,人们注意到,事情应验后,其结果会与那个时代的道的连续性保持一致。
31

耶稣说:“你们查考圣经。”当他们看见耶稣能辩明出他们的心思意念时,他们叫他别西卜,他说:“你们查考圣经,为我做见证的就是这经。”圣经的连续性与那时代的迹象完美地保持一致。耶稣是那个时代神的迹象,他是书写之道的彰显,也能预言将要发生的事,他们无法否认这点。他是那个日子里的超级迹象,他肯定是。

32

注意神不改变的道的连续性,还有圣灵;耶稣说:“圣灵临到你们后,他会使你们想起或启示出我所告诉你们的这些事,也要将未来的事指示你们。”呐,圣经……

今天人们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先知这回事。”
那么,为什么保罗还在教会里设立了:第一是使徒,然后是先知、教师、牧师和传福音的?肯定有先知。
圣灵就是先知。“圣灵临到你们后,他会启示或教导或指示你们。我所告诉你们的这些事一直都是用比喻;你们现在不明白,因为这不是给你们这个时代的。但当圣灵来,他要照着所应许的使这些事活出来;不仅如此,他还要把将来的事指示你们。”
荣耀!这就是神的道、神的应许、神的灵的连续性。我们正生活在这时刻,看到这个时代的预言逐渐展开并应验了。我们正活在一个多么伟大的时代啊!圣灵要把将来的事指示我们。
33

人总是尝试要取得成就,藉着使自己成为超级迹象而为自己造出大的名声。是什么让人试图使自己超过别人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在他里面,他有一个本性。他的本性是个罪人,但从形象上说,他是神的一个堕落的儿子。

为什么人要为自己造一个这么漂亮的家,一直都在越造越好呢?鸟儿所造的巢没有什么区别;土拨鼠跟一千年前一样还是住在地里,瞧?鸟儿筑巢还是跟一千年前筑的一样,瞧?但人一直在改进,为什么?因为人是神的一个堕落的儿子;在人里面有东西告诉他,有一个更美丽的宫殿,他里面有种东西试图要找到它,要寻找那地方。哦,如果我们看看今天的一些房子,那么,将来那边的房子会怎样呢?人堕落的本性都能造出这样的东西,那将来的会怎样呢?
但使他这么做的那东西是他里面的本性。尽管他堕落了,他还是想要在自己身上做点什么。他想要那么做,从起初就是这样。
34

亚当,他想造出一个无需赎罪祭的超级宗教。他们还想要那样做:一个超级的宗教;造出一个宗教,这样他就能随心所欲地生活,没有赎罪祭,但仍有遮盖。他从起初就想要这样做,他现在仍然想要这样做。

但神所提供的方式是一个赎罪祭,任何其它的方式都行不通;必须要回到赎罪祭上。
宁录想要造一座超级塔楼,一座宗教的塔。那个时候人们造的可能只是一个三十英尺高的小塔,但他要使某样东西成为超级的,成为更伟大的,所以,就为自己造一座塔。这事发生在他的日子里。
35

尼布甲尼撒要造一座超级的城。他照着天上的样式造了,有空中花园,幼发拉底河从宝座旁流过,好像生命水或从神宝座流出来的生命河。他想要造出一座超级的城。

几年前,美国想要造一艘超级的船,他们造了,就说:“这船永不沉没,它不可能沉没。”但神把“泰坦尼克”号沉到海底去了。这表明人的成就永远也做成不了什么。人里面的尽都是尘土,并且仍要归于尘土。
今天,俄国想要兴起一个超级科学家,能够搞出某种科学成就,征服全世界。
36

法国,不久前,他们以为自己还可以享受女人、醉酒、狂欢,所以就为自己造了一道马其诺防线,把枪口全对准了他们的主要敌人德国。“如果敌人从这个方向来进攻;我们只要随心所欲地生活,我们已经在那里造了一道超级防线,是用混凝土造的,枪都对准敌人。如果他们一来,我们就压下按钮;所有的枪都会开火,把敌人打回德国去。”德军兜了个圈,绕到了后边。他们忘了。

我们也忘了;神用大能的手显明了这世界无法立住,但他们却要一个超级的迹象。
他们为自己造了一道马其诺防线,德军冲到了防线的后面,因为他们忘了,没有把炮放在可旋转的炮塔上,以便能转过来向另一个方向射击,他们忘了这点。
这也正是今天教会所忘记的事,他们有一个超级教会;他们有一个超级宗派;他们有一群穿着超级好的会众。他们要什么,就有什么;有受过超级教育的超级传道人。但你忘了神的道是不能废去的,事情必须照着神说要来的样式来到,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37

后来,德国人来了。他们认为这想法不错,于是就修建它,把枪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他们为自己造了一道防线,称为齐格菲防线,但美军用巨型炸弹把它们炸飞了,瞧?

  人们一直以来都想要造越来越超级的东西。
今天,教会要他们的超级宗派,我们已经试了很长时间,卫理公会要吞并所有的;浸信会要吞并所有的;接着五旬节派也来“参赛”,他们也要吞并所有的;天主教也想要吞并所有的。他们发现,作为分散的小群,他们做不到这一点。“但把他们都合并起来!”听上去多合乎圣经,“把我们合并起来;把我们合并起来,那样我们就会成功。我们要把共产主义赶到大海里去。”却不知道神兴起共产主义是要来打垮他们。作为一个传道人说这样的话可能让人接受不了。但我老是听人们说“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我听得都恶心了。你认识共产主义的迹象;但却对你生活的这个时代一无所知。你不知道神应许过要那样做吗?这与神兴起尼布甲尼撒来毁灭以色列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没有行在神的道中。圣经很清楚地教导了这点,现在是这事成就的时候了。
38

我们发现,在我们所生活的日子里,有这一切的事。这些不是隐秘的事,这些事神已经在他的道里启示了,但人们太瞎眼了,看不见。

今天,我们想:“哦,如果我们能合并起来,组成一个联合体或一个协进会,大家商议,就安全了。”
那是真的,但你要与什么样的人一起商议?你们岂能一起同行?你们岂能把这些宗派放在一起?有些是信徒,有些是非信徒,有些是表面信徒,你岂能把他们放在一起,一起同行?“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这也是经上写的。看看他们在这里所做的,他们只是在使自己人数众多。
39

在圣经里,他们有一次也这么做过。当时,亚哈遇到了麻烦,或亚哈差人去请约沙法从犹大地下来;他想知道,约沙法愿不愿意派兵来帮他打仗。约沙法,一个跟神脱离了联系的信徒,下来说“可以”。

亚哈说:“上面有块地是属于我们的,那是我们的地;神把那地赐给我们。先知约书亚把那地划分给我们,现在我们发现,那地属于了我们的敌人。敌人在那里种麦子,那些麦子本该落入我们希伯来人的肚子,但现在敌人却在那里收麦子。”他说:“我们当上去吗?你愿意同我上去吗?”
呐,约沙法,他连想都没想,就说:“哦,肯定的,我的战车就是你的战车;我的马兵就是你的马兵;我的步兵就是你的步兵。我们是兄弟,让我们合起来,我们要组成一个联盟,上去打仗。”然后,有东西临到了他:“我们最好先求问神。”哦!
在你加入那个联盟之前,最好先求问一下神。在你把教会投入到那样的一个巴比伦之前,最好要知道那是什么。你要么这么做,要么就会被盖上兽的印记。但由他们去吧。
40

他们说……亚哈说:“当然,我本该想到这点;我在这里的神学院有四百名希伯来先知,是全国最优秀的,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好的了。我们去叫他们来。”

那些先知过来了,他们都说预言。肯定的,他们以为自己绝对有正确的想法。他们说:“肯定的,那地属于以色列。如果神把那地赐给了以色列,那么它就属于以色列。”
但神赐给你这些东西是条件的。这正是我对今天教会中圣灵恩赐这种事的看法。那么多人说,恩赐需要放在那里,但它只能附带条件地临到那里。
41

不久前,一位著名的传道人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谴责那些女人男人这样那样的事情呢?他们认为你是先见,是先知。”他说:“你为什么不教导她们如何领受圣灵和那些大恩赐呢?”

  我说:“他们会用那些恩赐做什么?”
他说:“你应该教导她们更好的东西,不要老是告诉她们怎么剪头发、穿衣服等等这类的事。你不该那么做。”
我说:“如果她们连ABC都不肯听,我怎么能教她们代数?”瞧?你怎么能那样做?她们有了……神赐下这些恩赐是附带条件的。
42

那地属于以色列是附带条件的,就是要它对神忠实。但你看,他们那里作牧师的是何等的一个叛徒,让偶像崇拜等东西侵入了那地。但那些先知认为,既然那地属于神,属于以色列,是神给以色列的礼物,他们就应该拥有它。

这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今天。
但记住,当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预言时,其中一个,我相信是西底家,他为自己造了一对大铁角;他说:“你要拿这对铁角,把亚兰人彻底赶出这个国家。”
对这个虔诚、有道德的好人约沙法来说,那听上去不对劲儿,他说:“哦,你还有没有多一个?”
“还要多一个?我们已经有四百名了。四百名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要有基督教协进会,我们就是要有’。”瞧,他们联合在一起,说:“他们每个人都同意,你为什么不继续做?与我一同上去吧!”
他说:“还有没有多一个与神有接触的先知让我们可以来求问的?”
亚哈说:“是的,还有一个,只是我恨他。”这就是了。
“哦,王不要这样说,”约沙法说:“我们去问他这事,看事情会怎样。”
他说:“是的,还有一个,我认识他,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他说:“但我恨他。他总是对我说凶言;他总是对我说我做了错事,阴间正在等着我。”他说:“我甚至不愿听他讲道。其他传道人也没有人愿意让他去他们的教会;我们把他赶出我们协会已经要很久了。”他说:“我甚至都不知道要在哪里找他。”
  “哦,”他说:“王不要这样说,我们去叫他来。”
43

所以,协会里有个人去找他。他说:“呐,米该雅,只要你跟他们说一样的话,你就有机会重新拿回你的会员卡了。瞧,只要你这么做,只要你同意我们,我们就都加入联合会,大家一起加入进去,我们将要……你就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哦,但神总是有某个忠实站稳的人。他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神起誓,他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阿们!
这是给约沙法的迹象。你知道这故事的发展。他说:“瞧,神说……”尽管联合会的四百人反对他,但他仍然站稳。这对约沙法来说是个迹象,所以,约沙法不愿去那里。
44

我们知道结局怎样,因为这个人所说的话完全与那位先知指着亚哈的日子所预言的话一样:“因为他害了义人拿伯的命,杀了他,等等,神就藉着先知以利亚说话,说:’狗要舔你的血’,”没错;结果那事发生了,狗吃了耶西别。他预言了。那是道,米该雅就是那位使这事应验的人,阿们!

他是那个日子里的先知迹象,巴不得他们能听从他。这点从未落空过,神总是差来迹象。
45

每个人总想看迹象,我们应当仰望迹象,没错。但宗教的……圣经的迹象,不是宗教的迹象,是圣经的迹象。

每个人都仰望迹象,他们知道这将是个超级的日子,神从起初就看见末后,所以他说:“我要给他们一个迹象,一个超级的迹象。我要给他们一个永恒的迹象,”阿们!“我要给他们一个永不废去、永不消逝的迹象,”阿们!“他们要一个迹象,所以我就给他们一个:一个超级的迹象。”
耶稣没有带着属世的高雅,照着他们盼望他要来的方式而来。他怎么说的呢?“必有童女怀孕,”阿们!那是一个迹象,那是一个超级迹象。“必有童女怀孕,”阿们!一个超级、超级的迹象,不是一个自然的迹象,而是一个超级的迹象:童女怀孕,瞧?一个超自然的迹象:超自然的。这是一个超级的迹象,因为以前童女从未怀孕过,“但她将要怀孕。”
他将是什么?“他的名要称为以马内利。”怎么会这样?“神与人将成为一,”这就是超级的迹象。
46

哦,神啊,巴不得世人能看见这个:即神与人成为了一。这超级的迹象就是这第一个神能进到他里面的人。神把他里面的一切都倾倒在了基督里;基督里面的一切他都倾倒在了教会里:超级的迹象!神与人在一起,这就是末日的超级迹象;因为整本圣经都要在末世应验。

一个超级的迹象:“必有童女怀孕。”当所怀的孕生下来,这将是神彰显在肉身中,一个超级的迹象。他们仍然不信,但无论如何它都是,这仍然是一个超级的迹象。
47

注意,超级的迹象。今天,他们有超人,他们有超人的小说,有各种各样超级的东西。但教会也得到了一个超级的迹象:即神回到了教会里,彰显在肉身中:神与人合在一起,这是神确定的超级迹象。

注意这永恒的迹象,一个无法废去的迹象,它永不废去。人和……道与人成为了一。当神的道与人成为了一,正如《约翰福音》第1章说的:“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就是超级的迹象。
哦,如果那是那个日子里的超级迹象,那么,当那在耶稣基督身上的同一个圣灵临到他的教会并彰显出神赐给今天的书写之道时,必然还是超级的迹象。
48

教会接受协进会的迹象,所有的教会聚在一起,争取一个虚假的世界和平,所有人都要这样。浸信会可以说:“一九四四年我们要多加一百万成员。”卫理公会也可以随意吹嘘;一神论或三位一体论,无论什么宗派,都可以这样做。

但这超级的迹象仍然是(神一直忠诚于那超级的迹象):神在人里面,彰显出他书写的道。他的道说:“圣灵临到你们身上,他要把这些事启示你们,指示你们,还要把将来的事指示你们。”《希伯来书》13章8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绝对没错。
49

他是亚伯拉罕超级的后裔,超级的儿子。亚伯拉罕有一个儿子;是他藉着肉身生的,就是以撒。然而,他还有一个儿子,是凭信心而有的儿子,就是耶稣。耶稣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大卫的儿子、神的儿子,他在异象中预先看见了。他对神所应许之道的信心,在末后的日子里显明出来,亚伯拉罕……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若在基督里死了,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照着应许,与耶稣同为后嗣。呐,为什么这超级迹象赐给了亚伯拉罕呢?因为它要带来末日的超级迹象。这迹象必须要被显明。

50

神从起初就向亚伯拉罕显明了末后要发生的事:即神要彰显在人里面,在他超级信心的儿子里面。人无法毁灭这个儿子;他们可以毁灭以撒;他们可以毁灭雅各和他以后的后裔,但这个超级儿子不可能被毁灭。亚伯拉罕,亚伯拉罕的后裔,凭信心的,不是肉身的后裔,而是亚伯拉罕所领受的信心;不是藉着割礼的律法,而是藉着相信这道,亚伯拉罕超级信心的儿子,就是耶稣基督。呐,他的其他儿子都死了,但这个儿子不可能被杀死。他被杀了,但不会一直是死的;坟墓无法拘禁他。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51

注意,《创世纪》22章16到17节,亚伯拉罕上到了神所指示他去的那座山,他在旷野看见一只公羊的角被钩住了。注意,现在快点。他把以撒捆了起来,以撒是他肉身的儿子,然后,把他放在坛上要杀他;他准备取去以撒的性命,因为他顺服神的爱。他正要下手时,有件事就发生了。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说:“亚伯拉罕,住手!我知道你是爱我的。”然后,他听见身后林子里有只羊角被钩住了的公羊在那里叫。亚伯拉罕便称那地方为耶和华以勒。

52

注意,神说:“你的后裔(呐,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要得着仇敌的城门。”他要夺取城门,得着城门,神应许了。呐,他肉身的后裔得着了。亚伯拉罕所有肉身的后裔就是在他以后而来的众先知。

摩西,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在履行使命时,去到了那个城门;当他教导以色列人前往神所应许的应许之地后,他来到了红海这个城门。他是神的先知;在百姓面前,他被显明了是神的先知。神藉着摩西而创造,神藉着他行出各样的神迹奇事。他完全持守神的道,因为他先寻求神。他也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他是为那个时代而生的,要在那个时代彰显出神的道。然后,就在他执行任务时,他遇到了一件不知道要怎么做的事,那就是红海。那么,发生了什么?神应许过亚伯拉罕的后裔要得着仇敌的城门。当红海成了一个他无法经过的城门时,神运行在红海上,夺取城门,带着城门走了,摩西就过了红海,如走干地。他的后裔得着了城门。
53

希伯来少年得着了火窑的城门,火甚至一点都没烧着他们。

但以理在狮子口里得着了仇敌的城门,狮子都无法张口吃他。
参孙,有一次陷入了……一帮人把他关在了城里。然后,他就把那些巨大的城门从岩石上拆下来,扛在肩上,扛到了山上。为什么他能呢?他仍然是在那约里,他的发绺还挂在头上;那应许还在那里:“他要得着仇敌的城门,”阿们!肯定的,当然。
  所有这些美好的信心勇士都死了,他们都死掉了。
54

然后,亚伯拉罕那位超级的后裔出场了,王室的后裔,超级的王室后裔:耶稣基督,他是亚伯拉罕信心的儿子;是亚伯拉罕凭信心藉着神的应许所看到的,他将要成为多国的父,使万人得福。他的超级后裔出场了。

其他的那些人做了什么?他们得着狮子这城门、烈火这城门、红海这城门、城里的城门。无论他们去哪里,他们都能得着城门,因为神应许给了他们。可是,当死亡来临时,他们照样都得死。
55

现在,这王室的后裔来了。他不仅得着仇敌的城门,也得着死亡、阴间、坟墓的城门;他第三日复活,打开了路,从上到下将幔子裂开;打开了一条路,凡愿意来到他面前的男女,都可以来。他得着了众城门,不仅他得着,那些因信而死的人也得着了;他带走那些被掳的,升上高天,将各样恩赐赏给人。那是亚伯拉罕的超级后裔;那是王室的后裔,即耶稣基督,就是那超级的迹象。记住,这是一个永远的迹象,耶稣是超自然的永恒迹象。他从死里复活了,死亡等无法拘禁他。死亡、阴间、或坟墓都无法拘禁他。

正如我说过的,《希伯来书》13章8节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为要显明出在这个时代的超级迹象。
56

注意,让我们沿着亚伯拉罕的足迹看一下,这是先知亚伯拉罕后裔的预表。注意,自从亚伯拉罕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城以后,神就以多种方式向他说话。他一路旅行,神向他显明了许多伟大的神迹;向他显现,把将要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都指示了他;告诉他将要发生什么事。这些事神都告诉了亚伯拉罕。但在他得到应许之子以前,他站在外邦城门的附近,在所多玛的上游。在他得到超级儿子或者说他的儿子将要成为超级儿子之前,当然,在他得到他的儿子之前(不是指那王室的儿子),在他得到他之前,他得到了那超级的迹象。

那迹象是什么?神以一个人的样式,下到他面前。注意,那个与他谈话的人,他就站在亚伯拉罕身边的帐棚那里,行了一件超级的神迹。
当亚伯拉罕的超级儿子出现时,他的超级儿子也行了这同样的神迹,显明出他就是亚伯拉罕的超级后裔。荣耀!
神应许在末后的日子也要行这同样的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亚伯拉罕,就在那应许之子来到以前,正如我们现在所仰望的,亚伯拉罕的后裔,王室的后裔……那个是属血气的后裔,这个是王室的后裔。当属血气的后裔见到了给他们的迹象时,他们拒绝了;现在也一样。但现在是王室的后裔,教会的后裔还是会拒绝他,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但注意,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迹象呢?
57

让我们来看一下,看看这超级的迹象是什么。有一个人走上来,他们有三个人,你注意到吗?亚伯拉罕看见三个人来了,就走出去,说:“我主,你要经过这里吗?请进来,坐下。我去打点水来,洗洗你的脚。吃一点饼,然后再凭你的心意而行。”他看见三个人走来,却称三个为一位:“主。”

罗得,在下游所多玛那里的挂名教会,他看见有两个人走来,他说:“我主们。”
亚伯拉罕知道这三个是一个,他们实际上是一个。注意,有两个去了所多玛,一个留在了亚伯拉罕身边。他说:“我主。”注意这位留在亚伯拉罕身边的;亚伯拉罕是那些被呼召出来之人的预表,他不在所多玛,他是那个时代的选民。
呐,记住,当时的外邦国度注定要被焚烧,就像现在一样。外邦世界将要被火烧毁,我们都知道这点。
58

现在,注意看这超级的迹象。神以一个人的样式降下来,背对着帐棚,行了一件神迹,他问撒拉在哪里。亚伯拉罕说:“她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我必照着生命的时期来见你。”注意那个“我”,瞧?“我必来见你。”
注意,神没有叫他亚伯兰;刚刚几天前,他还叫亚伯兰。但神改了他的名,以灵的形式对他说话。但这里是神在肉身中,他刚吃了亚伯拉罕所杀的小牛的肉,喝了刚从母牛身上挤出来的牛奶,也吃了饼。想一想这点!一个人,衣服沾了灰尘,肮脏的脚(阿们!):神。
  你说:“那不是神。”
亚伯拉罕说他是神;他说他是以罗欣,那位创造天地的神;是那位能满足一切的神,那是神在人的样式中,阿们!
神向亚伯拉罕行了一件神迹,让他知道外邦世界就要结束了。他就是那超级的后裔。他说:“撒拉在哪里?”
  他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照着生命的时期我要来见你。”
撒拉做了一件事,她有点暗笑。他说:“撒拉为什么笑?说:’岂能有这些事呢’?”他分辨出在他背后帐棚里撒拉心中的意念。亚伯拉罕便认出了那是神。
59

呐,看,当耶稣来到地上时,他就是那超级后裔。他来的时候,也向百姓表明出了同样的事,对不对?呐,他知道这末世要来,就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因为神说我必赐给你们一个永恒、永远的迹象。”阿们!这就是那超级的迹象。

60

看看教会的轨迹。它经过了路德、卫斯理、五旬节运动,和各种宗派,一路下来。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启示等东西;我们有说方言;我们有各种医治的恩赐;我们有各种得到了彰显的东西。

但你看,就在这末时,世界要被焚烧和毁灭之前,这超级迹象又神秘般地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阿们!是神他自己,不是一个人,是神的显现:一个超级的迹象,一个永远的迹象,一个永恒的迹象;一个超级的迹象:神在肉身显现。这是神的儿子所行过的同一个迹象,他超级的儿子应许在末后要行这同样的事:“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来临的日子也怎样。”这超级的迹象将要再回来。
61

我们有了所有其它的这些东西;亚伯拉罕王室后裔所经过的路与亚伯拉罕所经过的路一样。

但就在世界被毁灭之前,这超级的迹象必须要再次出现:这个永恒、永远的复活的迹象,证明了王室的后裔是不可能像但以理和其他先知那样被杀的。坟墓无法拘禁他,因为他……其他人胜过了仇敌的城门,就像烈火、狮子、刀剑等等。他们胜过那些,但这个王室后裔胜过了死亡、阴间和坟墓;没有东西能拘禁他,为什么?他是一个永远的、超级的迹象。什么是超级的迹象?耶稣基督的复活,在他死后的两千年,今天仍然站在我们中间,行出他过去所行的事,在他的教会里以人肉身的样式显现出他自己,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阿们!
62

“必有童女怀孕,从那时起,神与人将成为一,合在一起,这是一个永远的、永恒的迹象,一个超级的迹象。”

他活着,他活着,耶稣今天活着;
你会问,我怎知他活着?
他活在我心里。
我看见他就在我们中间;他所拣选的种子都必看见。是的,先生。
在他的日子,选民看见了;预定的人也必要看见。他们在不信中仍然相信;他们坐在不信者中间,却仍然公开地承认。“是的,你是神的儿子,以色列的王。”哦!
就在几千个不信者中间,有个名叫西门·彼得的人走了出来。耶稣说:“你的名叫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那是什么?那是超级的迹象。那位先知站在那里;那是超级的迹象,不管任何人说什么,西门·彼得都接受。这个高大粗壮的莽汉就成了神面前一只温和的羊羔。
63

注意,拿但业,一个教师,一个真正信神的学者。腓力去把他从那座城带了来,带他上来。他来到了耶稣所站的地方时,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这让人惊奇。我听我的曾曾曾祖父谈过以往的某某事,我一生从未听过此事。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下,我就看见了。”一个超级的迹象,阿们!祭司和拉比就没用了。那是神永恒的超级迹象,是的。
64

耶稣必须经过撒玛利亚。记住,有三种族类的民:闪、含和雅弗的民。耶稣经过撒玛利亚;有个小妇人出来去到井边打水。耶稣就开口跟她说话,就说:“请你给我水喝。”

她说:“你没有打水的器具”等等,谈话继续进行,他们谈到了种族问题等等。
过一会儿,耶稣对她说:“去叫你丈夫也来这里。”
呐,她说(“这个人想跟我耍小聪明。”),瞧,“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的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和你一起的并不是你丈夫。”超级的迹象!
65

你听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超级的迹象,是道在那个日子的彰显。注意,“你是先知,但我没有看到圣经哪里说这个时候会出现先知。我们在仰望弥赛亚,他来的时候,他会彰显出神所应许的道。那就是他。”

在这点上,这个可怜的小妇人所知道的比今天多半的传道人还多,为什么?她被预定要看见它。当那光临到她,那种子就活了起来。你无法隐藏它,不可能。
看看拿但业,他不在乎谁站在那里。他就站在他的祭司等人面前,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我们所仰望的以色列的王。”他看见了那个超级迹象。
这个小妇人,尽管她还处在那一切的麻烦当中,她还是跑到了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说了出来,莫非这就是弥赛亚?莫非这就是我们正在仰望的那位?”超级的迹象。
66

呐,记住,当时外邦人还没得到这迹象,但他们必须得到,因为神不能改变他的连续性。他必须……记住,他应许了,他说他要这样做;他应许说他要这样做。在末后的日子,他要这样做。耶稣这么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来临的日子也怎样。”根据《玛拉基书》4章,我们得到了应许,在末后的日子,有个人要在末后的日子里兴起来,要带回……要把所有的冷淡和他们的传统等东西都抖掉,“把人们的信心再次恢复到使徒父亲们的信心上,恢复到原本的道上。”是的。

  你说:“那是在约翰身上的以利亚。”哦,不,不是的。
约翰日子里的以利亚是《玛拉基书》3章,“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
因为这预言一发出之后,整个世界很快就被焚烧了。两千年已经过去,这世界还未被焚烧。“义人要踏着恶人的灰尘走出来。”
67

弟兄姐妹,我们正活在这日子,有超市、超级喷气式飞机、超级公路、超级族类,以及其它超级的东西。但也有一个超级的迹象。我们有宗教的迹象;有复兴的迹象;有集会的迹象;有说方言的迹象;有医治病人的迹象,我们有这一切的迹象。

然而,我们在圣经里发现应许之子到来之前的最后迹象是一个超级的迹象。耶稣说:“正如过去那样,在应许之子再来之前,这个超级迹象要再次临到地上。”今晚,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对你们宣告这点:现在这迹象就在地上了。不仅这样,它今晚也在我们中间:圣灵,神超级的迹象,复活的耶稣基督。它不可能废去,它是永恒的迹象;它永不会被改变。“天地要废去,但这个永不改变。”它是永恒的、永远的迹象,就是神在肉身中显现。
68

神在肉身中显现出他自己,你相信这是真理吗?你全心相信这点吗?不要把自己封起来,像乌龟钻进壳里那样。如果你里面是乌龟,就把壳拿掉,让圣灵进来!不要把自己关在某个信条或宗派里。弟兄姐妹,这时刻已经来临了!我相信,神已经多多地行了他要行的事。下一步是教会的行动了,不然,我们就会失丧。

我请任何人来,反驳说这件事不是这样。我在世界各地问过这点,没有一次有谁敢来尝试。他们知道得更清楚,他们知道得更清楚,因为这是道,神证实出这是他的道。那么,为何不接受呢?阿们!如果现在就是时候,就不要拖延太久。
69

许多人想要接受耶稣;就像有些人说的,他们认为“等到以后方便的时候再接受。”他们想要接受耶稣,但他们拖延得太久了。有些人试图要从手中脱掉他,试图用水把它洗掉,把责任推卸给别人,但这会逆火的。

它今晚就在你的手上,又砸在了你的手里。不管我们有多少个基督教协进会,《希伯来书》13章8节说,耶稣基督仍然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所做的事,”他的生命若在你里面,就会彰显出耶稣基督来,阿们!
70

呐,你们大家不可能都是那个,但你凭信心可以成为那个的一部分。

当他们在地上时,他们不可能都成为耶稣,但他们可以信他,接受他的信息。有一个摩西、一个以利亚、一个挪亚,一直下来,总是那样,但其他人可以接受那信息。若没有人相信那信息,就不会有他们的事工;若没有人相信那信息,耶稣就不会有他的事工;若没有人相信那信息,保罗也不会有他的事工。
若没有人愿意放弃他们的信条并回到这道上,就不会有今天藉着道而来的圣灵的事工,不管这事工在这里有多好多真实。他现在就在这里,我知道他在这里。我感觉到了;我知道他在这里。这道说,他在这里。“若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我就在他们中间。”我实在相信他就在这里,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1

哦,我若能让这小小的教会……我爱你们。我相信,在这地上没有一个人能比杰克·摩尔让我更爱的了。没错,还有杨·布朗和莱尔,以及这里的这些弟兄。我今天读了安娜·琼所写的一篇文章;我想获得她的允许,把他们能说的那些美事再次印出来。瞧,你若不快快醒起来,恐怕就会太迟了。这个生命堂,我是你们中的一部分,这就是我大声喊叫的原因。一年又一年,我发现它变得冷淡了。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因为你们就生活在这里;但你要是去到事工场上,然后再回来并回想一下前一年的那些记忆,你就会发现了。一天晚上,我在那个小帐篷里传讲“从这一刻起”这篇信息时不就已经告诉你们了吗?那次,当那个妇人用恶毒的言语写了关于我的那篇文章时,我是怎么说到什里夫波特的?

72

还记得那次我说到了美国的事吗?三、四、五年前,后来,这事就在一些报纸上报道了。我说:“今年美国要么接受福音,要么永远不会接受。”从那时起,他们就开始走下坡了。美国永远不再有那样的大复兴。你们若信我是先知,你们记住,那是主的道,明白吗?只要观察一下,看看它是不是在死亡。教会正在死亡,它们枯萎了。这简直要杀了我,我内心知道,我爱这些男女胜过爱自己的性命,我把生命都给了他们。

73

我是作为你们的弟兄来到你们中间的,不是你们的神;而是你们的弟兄,不是你们的敌人,而是你们的弟兄。我告诉你们真理,神也宣告是真理。我所传讲的每个字,神都宣告了它的确是真理。那么,为何不接受呢,弟兄姐妹?在耶稣基督的爱里,你们为何不接受呢?你们只要相信那是真理,只要接受它是真理,我只要你们做这个。

74

让我们低头一下。我要停在这里的这些笔记上。我说过,我要叫祭坛呼召,让比利·保罗分发祷告卡。今晚我们没有发过任何祷告卡,现在也太迟了,不能发了。我忘了我的许诺。我让比利明天晚上六点左右来这里发。无论如何,我们不需要祷告卡了。我总想让你们脱离那个传统,就是犹太人那种按手的传统。睚鲁说:“你来,按手在我女儿身上,她必活了。”那罗马人说:“你只要说一句话。”那才是外邦人信主的方式。

我若告诉了你们真理,现在听着这挑战;我若告诉了你们真理,那么,我就必须站在台上,在你们面前告诉你们这点。如果神不在其中,那么,告诉你们这点有什么用呢?如果这是神的真理,他就有义务支持它,他必须支持它,他应许他会做的。
75

但我们要这样麻木地坐着吗?圣灵岂不是……“以迦博”已经临到了生命堂吗?这个词写在这会堂了吗?这个词写在我所去过的全国的各个教会了吗?现在已经这么黑暗、幽黑了吗?以致这里一个,那里一个,田里一个,“我要取去一个,”也许一个在世界的另一头,“我要取去一个”?“挪亚的日子怎样,当时有八个人藉着水得救,人子来临的日子也要这样。”我们已经走到那个地步了吗?

76

耶稣基督今天事工的样式岂不是与他在地上第一次传道的日子一样吗?当时,他是个年轻的加利利先知,每个人都要他到他们的教会去,他医治病人等等。但当他开始说预言,谴责他们,称他们是一群毒蛇,那时候,他的事工就开始衰微了;最后他被带到十字架上杀害了。

但记住,他有另一个事工;他去向那些永远失丧和被定罪的人传福音,就是那个日子里那些曾有机会悔改却没有悔改的人。那事工会那样重演吗?那事工会继续去到那些失丧和被定罪的人那里吗?他们在那里不再能得到怜悯了。想一想这点,如果是那样,又如何?
你说:“是吗,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它可能比我们所想的还要近了。
如果你看见了什么东西的影子,你就知道它的实体出现时会是什么样的了。你举手,就看到了五个指头,当负片变成正片时,你手的影子怎么样,你的手也就怎么样。
77

要相信,朋友们!哦,愿神帮助你们。瞧,多少次,你们给我买过了几套西装。现在,我在那边还保留着各种礼物、几盒糖果、几桶糖浆;你们甚至送我家人毛巾;送我孩子衣服,你们供养我。你们做了一切你们能做的。现在,让我也为你们做点事。让……让我们……

哦,要是神现在能以某种方式开始运行就好了。对你们楼上楼下,无论你们在哪儿,还有在楼上的人,如果神不支持我所说的,那么我就是在说谎。但如果他真的支持了……我知道,你们见过了许多属肉体的模仿,但对你们来说,这应该使真实的东西更加闪亮。要有信心,并相信。
78

当然,会堂里没有一张祷告卡。如果有,请举手,谁拿到过这次聚会的祷告卡吗?瞧,一个也没有。但有病人坐在这里。如果圣灵就在台上,他揭示并去到会众中,从这里到你们会众中……

注意看圣经是怎么说的。什么是超级的迹象?就是在每个时代所彰显出来的道,对不对?哦,他们为什么不能信耶稣?《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更有能力,能刺入……”那就是当道以它的大能被传讲时,它左右剖开,两刃的,朝两个方向剖开。它是什么?“连骨节和骨髓都能刺入剖开。”它还做什么呢?辨明人心中的意念。
79

耶稣站在那里,他所说的预言能把那些虔诚人切得粉碎,称他们是一帮压制百姓的魔鬼;他们钉他十字架时,他却为他们祈求宽恕。

正如有一次杰克·摩尔说的,他这样说:“神自己的孩子呼喊着要流他的血,”没错。
耶稣竭力要救他们脱离魔鬼的阴间。可是,当他们看见那个辨别恩赐运行时,他们为什么认不出那是神的超级迹象呢?今天,也是同样的原因,教会不晓得这迹象。但那光无论照在哪里,预定的种子就会活起来。是的,没错,你藏不住它。
80

头上的那太阳,太阳,它控制着所有植物的生命。种子若埋在那里,太阳光一照,它就活起来。是的,先生。

神的儿子是一切永恒生命的控制者。你若有生命的种子在你里面,弟兄,当那儿子的光照到那里,向你显明出他是什么时,那种子就会活起来。没有任何方法可以使它不活起来。
你们现在要信;只要相信。当我们存敬畏的心祷告时,对神要有信心。
81

天父,我前面这里放着一堆的布和手帕。神啊,每个人都相信你是医治者,肯定的。所有全福音的人都那样相信你。你是医治者;你对他们是如此的仁慈和怜悯。就在你被钉十字架的几个小时里,你仍然在医治人,西门拿刀砍掉了罗马百夫长的耳朵,你又把那耳朵医好了。敌人来要抓你,你仍然有仁慈和怜悯,医治了他。你仍然在行同样的事。

但主啊,对我们竭力所要告诉他们的,就是现在已经是末世,人们的眼睛能被打开并看见吗?我祈求,神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让这事今晚就发生,主啊。让这生命堂今晚成为名副其实的:生命,永恒的生命。今晚,这里的全会众都处在这旗帜下,愿生命丰丰富富地临到。
82

在这道被陈明在这里,如此清楚地被陈明出来之后,今日的这应许……你今天应许了这道,我们知道这点,主啊。

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儿女,已经显现,就像亚伯拉罕一路下来所承认的,来到异地,我们这样做过了;我们拥有各种的异象和启示,以及神的一切事。神怎样做在了亚伯拉罕身上,他也怎样对我们说话、医治我们,行了同样的事。但就在应许之子到来前的这末世,神藉着超级迹象显明了末世将是什么样的。
然后,这超级的后裔,耶稣基督,信心的种子,就下来,在犹太人的末期行出这同样的迹象,正如他们在以前那个末期所行的。
现在,到了万事的结局,主应许要再回来,正如挪亚的日子和所多玛的日子一样。“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如果他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这生命就会反映出他来。它会反映出那产品的建造者和制作者;他的作品总是会反映出他自己。神反映在基督里。“你们若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
现在,我祈求,神啊,愿你医治我带着真诚为他们祷告的每一个人;求你医治他们,主啊,求你应允。
83

现在,亲爱的天父,我站在这里。我知道我在地上的时间不会太长了,我看到我肉身的生命正在逐渐消逝。今晚帮助我这一次,主啊。再来一次,主啊,求你应允,愿人们忘记背后的事,朝着从上面来的呼召的标杆直跑。求你应允,主啊。

我要祈求你行一件可能是很难做的事,父啊。我知道这点,但我要祈求你让耶稣进到我们的心里。父啊,光是恩膏我,而不恩膏会众,那对他们不会有什么益处;我们大家是一体的。求你用信心恩膏他们,使这里的某个人……这里肯定有人会得到足够的信心那样做,就像那个摸耶稣衣裳的妇人。耶稣现在是大祭司,能够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要显明他仍然是那个超级的迹象:神在人里面,神藉着人做工,藉着那些无学问的和愿意忘我的人做工,只要让圣灵藉着他们做工。也许这里坐着一个小妇人,她可能生病了,与那个妇人有一样的问题。今晚也会有一个西门坐在这里,主啊,他是约拿的儿子,就像过去那样。他们都坐在这里,主啊,现在求你帮助,愿人们可以知道。
84

求你回应我的祷告;不是靠着感情,我知道我是个很感情化的人,但我都……主啊,我心里很不平静,因为我看见这些事情的发展,让我很忧虑;让人们回到这道上,忘记这个时代的各种五花八门的事情,和属世界的受人欢迎的想法;回到这道上,就是我们现今生活的这个时代里所彰显出来的道。求你应允,主啊。

85

我们仍旧低着头,我要你们每个人祷告,只要简单。不要……只要低着头,只要一直祷告,说:“主啊,求你现在帮助我。”

请把一件你该要祷告的事放在心里。如果主耶稣仍然活着,那么肯定的,朋友们,那就是一个超级的迹象。有些人说:“哦,毫无疑问,这事能成就;伯兰罕弟兄拥有从主来的大恩赐。我也相信,当他在恩膏下,他是主的一个先知;但你不要听他的教导。”呐,任何会那样做、那样说的人,还会是个学者吗?照着圣经,正是这迹象显明了这教导是正确的。
86

如果你是个罪人,水池正在等着你。如果你从未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罪得赦,水池正等着你。如果你还没有领受圣灵,你身上必须要有这记号的标志,否则就穿不过那门。你必须要有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

现在你祷告,在我们祷告时,祈求神来帮助你。请在乐器边的姐妹们弹奏“只要相信”的曲子。
只要想一想,耶稣正从山上下来。用你的想象力来想象一下你看见耶稣走进了门,走到这里来,然后站在讲台这里,说:“小子们。”现在你心里想象一下这点。
每个人都存敬畏的心,真正保持安静,祷告。各处的人继续祷告,说:“主耶稣,请怜悯我;主啊,我信。”
87

父神啊,他们现在安静了;在这庄严的时刻,我相信你在这里;我相信那引导以色列人经过了旷野的伟大火柱,在肉身里显现;他说他是那火柱。“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回到神那里去。”

在耶稣受死、埋葬、复活、升天之后,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他;一道大光把他击倒。一个希伯来人若不知道那光就是那同样的火柱,他永远也不会称那光为“主”。“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
今晚,你就与我们同在,是同样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为此而感谢你,父啊。现在,愿你显明我已说出了真理。童女怀孕,使人与神合在一起,它就是在这时代的末了、今晚在我们中间的同一个迹象,超级的迹象。愿这迹象再来一次,父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现在,要一直祷告。
88

现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里的每一个灵都放在我的控制之下。呐,如果你们要祷告,就继续祷告;如果你们要抬起头,你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如果你在祷告,就一直持守你的见证;一直持守你的信心。

现在,在我前面,我看见中间的走道这里有位小女士,一个妇人,坐在后面,她刚把头抬了起来;就在中间的走道,在很后面的地方。她得了背痛的毛病,是的。你相信神能医好你的背痛吗?你信吗?好的。这是你在祷告的事,对不对?请举手。你们两个都得医治了。她旁边那位女士也有背痛的毛病,因为她也举起手。我看见那光从她那里到她那里。呐,我不认识你,是吗?你们两个,我谁都不认识。但那是对的。如果说得对,请举手。
呐,这不是超级的迹象吗?
89

这里,从这条走道一直往后,从这边一直往后,那里有位小妇人,她很难吞咽。她吞咽的地方出了毛病,几乎很难吞咽,但她相信。她是从城外来的。姐妹,你相信你会吞咽吗?你愿意接受你的医治吗?如果愿意,请举起手。好的,现在你可以得医治了。呐,如果我与你是陌生人,请这样挥挥手,没错,瞧?但那是……当时她坐在那里试图要吞咽。现在吞咽吧,你可以好好地吞咽了,你看是不是这样。

90

你相信主的天使就在这儿吗?你相信这是那超级迹象吗?会堂里所有的人……靠近这里的人,我要转过去,只是让你们知道,在每一个形态那都是主耶稣。我要转过去,你们一些人祷告,相信。如果你认为我看你,像是在读心思或什么的,你只要相信。如果他能说出撒拉所祈求的事或在他背后帐棚里所做的,这是因为神彰显在人的肉身中,在一个能吃能喝的人中,是一个迹象;我已经告诉你们,这是一个超级的迹象。

91

是的,现在,这里有个男人出现在了我面前。他正站在我后面,就在这后面;他快要瞎了,他的名叫麦克拉斯基。如果他能全心相信,神必医治他。请站起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要相信,先生。

在这个方向的人又怎么样呢?你们在那里相信吗?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祷告。
我看见了一个妇人,她得了某种病。她认为那是癫痫,因为她会昏厥过去。她来自东南部,来自佛罗里达州,她的名叫金尼太太。如果你信,金尼太太,请你站起来,你的昏厥症必得医治,请站起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个妇人。她完全是个陌生人,你问问她。
你们相信他就是那超级迹象吗?你们这一部分的人怎么样,你们信吗?
92

有个妇人十分痛苦,快要神经崩溃了,就在这个方向,她名叫琼斯太太。如果她全心地相信,她就会得医治。琼斯太太,你若信,请站起来,相信耶稣基督已经医好了你,你就可以得到你的医治了。她对我完全是陌生人,我一生从未见过她。神知道这是真实的。

“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他的名要叫以马内利,翻出来就是’神与我们同在’。”神在我们里面,这是神的超级迹象。
你信这个吗?[原注:会众说:“阿们!”]瞧,我们是在末世了。如果主在这里,你为何不现在就接受他呢?你看到应当发生什么事吗?你看到应该发生什么事吗?每个人现在都可以得到完全的医治。这里有个人,有东西在这里要这样做。每个人都知道这点。
93

神在天上,他知道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他们完全是陌生人,问问他们看看。我对他们的事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从哪里来,什么也不知道。

但如果你们相信我所说的话,若这是真的,我现在要对你们说,圣灵现在就环绕在这个地方;那光就环绕在这里。呐,如果这道是对的,这道又在你面前彰显了,那我们又不接受它,到底出了什么事?接下来的是什么呢,弟兄?
你也有麻烦,是关于……哦,是关于你妻子的,没错。等一下,我看看那是什么。你已经认罪了,就让这事过去吧!
  我向你挑战,现在就来相信神,相信这超级的迹象。
我唯一知道这小伙子的,就是我跟他握过手。我现在无法告诉你他的名字。但这的确是那个问题,我不知道那个;他结婚那天我在那里,但发生了一些事。我不想在这里提起这件事。
94

好的,你不相信神吗?他说这超级的迹象将要成就。多少人愿意见到他?让我看看你们的手,说:“我要信他,”阿们!楼下的、楼上的,无论你在哪里,记住,神超级的迹象,所应许的道,今天就在你们眼前,在这里彰显出来了。

耶稣读完经文后,转过来说:“今天这预言应验在你们耳中了。”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说,今天这末世的迹象就彰显在你们面前了。
有多少人生病了?请举手。奉耶稣基督的名,在神的面前,你们若能相信你们所看到的是真理、是从神来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们,现在站起来接受,说:“我要接受;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问题,我相信。”我不在乎你在哪里,很好,现在请举手。呐,只要赞美神![原注:有人说:“手帕呢?”]我已经为它们祷告过了。
现在,只要赞美神,站在那里。这超级的迹象,这超级的迹象就在你们中间;这是神给这末日的超级迹象,阿们!
  神祝福你,弟兄。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