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127 世界又在四分五裂

1

阿们!主祝福你们!请坐!今晚进来听见你们在赞美主,感觉真是太好了,再次回来看见你们大家。自从上个感恩节我在这里,我就一直盼望这个时候,要再回到我的教会。[原注:会众说:“阿们!”]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过来这里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仍然对此说“阿们”,你知道。[原注:摩尔弟兄说:“阿们!”]来这里总是感觉很好。正如我说的,从上个感恩节起我就盼望着来。

2

我们刚离开纽约市,我们在那里有一次很好的布道会;主在那里以大能的方式祝福了我们;我们是在莫里斯礼堂,群众挤进来,街道上上下下都是人。他们站在外面等候。如果有人进来,只是个看热闹的,你知道,他就会想一些事,瞧;你知道,一些人去教会,你只要说了一些他们不喜欢的事,他们就会站起来走出去。他们出去时,人们会在外面表决,看谁会得到那个座位。每晚我都经过,差不多有一个街区那么远,街道上上下下都挤满了人。主真是祝福了我们,赐给了我们许多灵魂,发生了许多大的医治。

后来在商人早餐会上,我们有一段极好的时光,他们的票都卖光了。我想,他们还得让几百个没票的人进来。人们挤满了走廊、大厅和门边等等。我们真是有了一段极好的时光。那里有个圣公会的神甫等等,主大大地祝福了我们。
3

后来我们回了趟家,我在杰弗逊维尔的另一个家。当然,你们知道,最近两年我住在亚利桑那州的图森。

现在,我在回图森的路上,准备去凤凰城参加下个星期的商人早餐会。元旦后我们马上会在那里举行一场布道会,在商人国际大会,我想或许是拉马达旅馆的全国大会之前几天。
今晚,实在很高兴能来到什里夫波特这座美丽的城市。
4

呐,通常我讲得时间都很长。但不管怎么样,我想这次我要尽量把时间缩短到三、四个小时。我知道我把你们累坏了,但是,瞧,我不常看到你们。许多人回天家了;在我再见到你之前,就回荣耀天家了,于是我想:“瞧,这是你们起飞前我们在地上的最后一次聊天了。”毫无疑问,自从去年的这个时候,许多人去世了。若主耽延,明年或某个时候我们再回来,今晚在这里的可能又有人去世了,可能是我自己。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被召到。你知道,主耶稣甚至可能在今晚这场聚会结束前就回来。

5

呐,你们都知道我,我不是个演讲家;不是个演说家。我只是爱主,做我所能做的来荣耀他。当我站在讲台上,知道像摩尔弟兄这样的人和许多了不起的人站在这讲台上,这使我觉得有点站得不是地方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指,我的语法等等,我觉得,如果人们不是真正地爱我,当我上讲台时,他们就会站起来走出去。所以,他们容忍我,我为此很感谢。

6

呐,但我总是带着这个目的来。我来这里不只是为了让人看见;如果是那样,我就会去你家里探访,瞧。我来这里,是要趁着我在这里时,为主耶稣基督尽最大的努力;我来这儿没有别的目的,而是要尽我所知道的,来服侍主。照着神所赐给我的道,把它传给你们,为你们生病的和受痛苦的人祷告。那我们会有一、两个晚上,摩尔弟兄和我会在一起,我们要为病人祷告。

7

呐,每天晚上,我们希望能说或者做一些事,使每个不是基督徒的人,都成为基督徒。如果你还没有,如果你已经信了主耶稣基督,接受他并且受洗了,但还没有领受圣灵,就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就让今晚成为你领受圣灵的晚上。因为,记住那本册子上只有那么多的名字,当最后一个名字写上去时,它就完成了;也许是你的名字完成这本册子。

当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那是本救赎的书卷。那些名字是在创世以来就被记在那里的。当最后的名字被叫到时,这书卷,计划,和别的一切就都被揭示了,七印被羔羊揭开了;整本圣经的奥秘都藏在那里。若是我们有时间,我想要……
8

最近我们刚讲完了那七个印。我想要再讲一遍七印。主真是祝福了我们!你们许多人听过了,也在《生活》杂志等等上看到了那段时间发生的各样事情。他们甚至拍下了七位天使的照片,正如我们去西部时所预言的。事前三个月,主就告诉了我,它会出现在哪里,我会怎样站在那里,事情完全一样!哦,相隔几百英里远的照相机当场拍下了它的相片。完全按照预言的发生了,是的!如果我一生传讲过什么有启示的东西,就是这七个印了。呐,所以,我知道我们是在末时了。

9

当最后一个名字出现在那本册子上时,或者说是记在那本册子上的最后一个名字得赎时,它就结束了,他来认领他已经救赎的人。那可能是个奇怪的时候。你想过了吗?人们还会继续讲道,教会还会继续,甚至还认为他们在叫人们得救。那时已经太迟了,一切都结束了,瞧,这信息会去到完全失丧的人那里;正如挪亚的日子,他进入方舟里七日。正如所多玛的日子。还有耶稣自己,在他事工的第三阶段,他去向那些在监牢里、永远失丧的灵魂传道,就是那些在挪亚的日子神宽容等候,却不悔改的人。我们不知道这些事会什么时候发生。

让我们接受警告。不要只是站在一边,为此做点什么。如果我们还没有与神和好,就来与神和好。
10

有一次,我想是在《马太福音》11章,我相信是的。大约在第6节什么的,我对此不确定。是在11章,我很肯定。有一次,约翰的门徒受约翰打发,去见主耶稣,问他说他真是那位要来的吗,还是他们等候别人呢。耶稣说:“去把发生的事告诉约翰。告诉他:’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后来他们翻过山,耶稣或许看着他们,说:“你们从前出去是要看什么呢?”他们……他说:“你们从前出去,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他说“他们是在王宫里。要看风摇动的芦苇吗?”他说:“你们出去,是要看先知吗?我告诉你们,他比先知大多了。你们若肯领受,这人就是《玛拉基书》3章,先知所说的那位:’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
11

有一次,门徒问了这个问题。他们说:“为什么文士,经文的教师说:’这些事发生之前,以利亚必须先来’?”记住,耶稣是跟门徒说,不是跟法利赛人说。门徒们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

他说:“以利亚已经来了,人却任意待他,你们还不知道。”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们遇上了大灾难什么的,你说:“哦,我还以为被提要先来到呢?”瞧?那声音就会回话,告诉你:“被提已经发生了,你却不知道。”
“挪亚的日子怎样,当时藉着水得救的只有八个灵魂,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人们继续认为他们是在做正确的事,然而一切都结束了。神啊,怜悯我们!让我们,让我们在以后的几个晚上检查一下,看我们是在哪里了。
让我们再次低头。
12

主耶稣,我把头脑里的这些事,讲给了这教会,讲给了这些会众;神啊,我祈求你借这次机会,拯救什里夫波特那些记录在册子上的每个灵魂。父啊,如果这里有人还没有得救,愿今晚就是他们得救的时刻。若今晚这会众中还有人没得救,愿今晚成为他们得救的晚上。

祝福摩尔弟兄、摩尔姐妹和他们的家人、孩子以及他们孩子的孩子。神啊,我们为他们实在感谢你。莱尔弟兄、布朗弟兄和在这教会的弟兄们,唐弟兄,这些好人们,这里所有的会员、普通信徒,我们为他们实在感谢你。
13

天父,我们祈求,这个感恩节我们在这里的聚会……这可能是我们在地上聚集的最后一次感恩节,所以,神啊,让我们好好把握并爱惜光阴,我们晓得时候近了。我们想要尽一切的努力,在主耶稣来之前,为他把工作完成。不知怎么地,我似乎觉得主正等候我们完成这工作。主啊,今晚请帮助我们各人,我们每个人,使我们能更关心别人,使我们能出去到街上,到邻居那里,将失丧的人们领进来,使他们能得救。

祝福你的道;你的道就是真理,全部都是真理。所以我们祈求,当我们努力向人们掰开这生命的饼即真理时,愿圣灵进来,因着那在各各他裂开的身体,罪在那里使它裂开。愿他因着围绕道的交通,再次在我们中间分开自己。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4

呐,如果你们愿意,我要你们跟我翻开圣经;你们许多人喜欢记下传道人或传福音的所读的经文。今晚,我想从《申命记》4章读一些经文,从第7节读到14节,还有《希伯来书》14章,25节到29节。《申命记》4章。

7哪一大国的人有神与他们相近,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在我们求告他的时候与我们相近呢?8又哪一大国有这样公义的律例、典章,像我今日在你们面前所陈明的这一切律法呢?9你只要谨慎,殷勤保守你的心灵,免得忘记你亲眼所看见的事,又免得你一生,这事离开你的心,总要传给你的子子孙孙。10你在何烈山站在耶和华你神面前的那日,耶和华对我说:“你为我招聚百姓,我要叫他们听见我的话,使他们存活在世的日子,可以学习敬畏我,又可以教训儿女这样行。”11那时你们近前来,站在山下;山上有火焰冲天,并有昏黑、密云、幽暗。12耶和华从火焰中对你们说话,你们只听见声音,却没有看见形象。13他将所吩咐你们当守的约指示你们,就是十条诫,并将这诫写在两块石版上。14那时耶和华又吩咐我将律例典章教训你们,使你们在所要过去得为业的地上遵行。
15

呐,《希伯来书》14章,从25节读起。

25你们总要谨慎,不可弃绝那向你们说话的;因为那些弃绝在地上警戒他们的,尚且不能逃罪,何况我们违背那从天上警戒我们的呢?26当时他的声音震动了地;但如今他应许说:“再一次我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27这再一次的话,是指明被震动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动的常存。28所以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29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
16

呐,我这里有一些笔记,还有一些记下的经文,是我想要讲一会儿的,我要给这信息取一个奇怪的题目。这些录音带随时都有,任何人都可以得到。这里的马奎尔先生能够提供给你们这些磁带。我想要用这段文字,或者说以这段文字为主题,就是:“世界又在四分五裂。”

17

我们昨天下来,或说昨晚,经过田纳西州的孟菲斯,下午晚些时候到了那里,几乎晚上了。我们几乎无法通过大街,孩子们和众人挤得水泄不通。我想:“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的穿着不像是去参加一场宗教聚会,像我们的好弟兄葛培理或奥洛·罗伯茨举行的聚会;而且我也不认为他们当时在那个地区。妇女们穿着宽松裤,身边的小孩子们穿着长罩衣、工装裤等等。我在想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我们发现,他们刚刚举行过圣诞老人游行。有成千上万的人到街上去看了游行,各样的事。经过孟菲斯这一段可把我们折腾惨了,因为快到圣诞了。

18

圣诞节成了如此重要的商业日子,以致感恩节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了,因为在商业世界中,圣诞节对商业世界的影响大多了,因为有很多人购物。他们只是……感恩节只不过是走过场而已。我们发现,当我们看到圣诞节又临近时,我认为讲讲这个主题将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又临近圣诞节了。你看,其实圣诞节不是……

19

我们庆祝12月25日为基督的降生日,当然,任何人都知道那不是基督的降生日,那是罗马太阳神的生日。当时教会皈依或说被带入了天主教中,并在尼西亚大会上被建立。他们把这日子改为神儿子的降生日,而不再是太阳神的生日。那个时候,太阳,从20日到……我是指21日到25日,太阳似乎处在……我忘了正确的说法是什么了。太阳刚好二次经过那个阶段[译注:南回归线],那是太阳神的生日,他们就把神的儿子拿来,把那个当作是他的降生日,来跟异教的遗传融合。那绝不是基督的降生日。

20

他怎么可能降生在那个时候呢?因为犹太地跟这里都是在赤道以北大约同样的纬度,我们发现犹太地12月25日是冬天,那里正是暴风雪的天气,很冷。牧羊人不可能在山上,有许多不可能的理由。

他是自然生产的,就像其它所有的自然界一样,他在春天出生。通常,羊羔是在春天出生;基督是羔羊。呐,我本人相信,他是在三月或四月,早春的的某个时候降生的。
21

但我们发现,他们把它变成了一个购物日。人们挤在街上,拥挤不堪,讨价还价,考虑送件礼物给某人,要付多少钱来买。

那天,我感到吃惊。我站在一个地方,有两个女士正在谈论送爸爸生日礼物或今年的圣诞节礼物。其中一个说:“我给他买了一夸脱威士忌,”另一个说:“我给他买了一包或一盒香烟,”类似那样。她们说着,一个人买威士忌的钱比她们买香烟的钱多多了。
我心想:“难道这是用交换或赠送礼物来纪念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吗?”这简直是在找死!
22

我看到我们的世界处在像现在这样的悲哀中,各个方面都污染了,根本没法让它再清醒过来。我们最好留意我们在这些日子所做的事。因为我们至今还在为一件大的悲剧哀悼,最大的一个……我们从未想到那件事会在美国发生,但它还是发生了。我们在福音上的松弛,因像那样的事而变得破烂不堪,还会更糟。在我看来,那是毫无疑问的,这还会变得更糟。

但我们发现,在这个圣诞节,讲到这主题,发现这个圣诞节,世界就跟两千年前耶稣来的时候差不多。从那时开始,世界没有改变很多。因为,我们发现,在那个圣诞节时,世界变得四分五裂,人们在寻求一位弥赛亚能来维系当时的世界。那跟今天的样子差不多,我们正在做同样的事。世界又在四分五裂。
23

呐,不但在美国这里是这样,全世界都是这样,不管你去哪里;宗教世界,政治世界,一切,世界的道德,再也没有道德了!它只……道德只在好人中间才有了,很难再找到了。这是个耻辱。政治等等都腐败了,以致整个东西变得病态、腐烂,从头到脚长满了毒疮,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政治体系,我们的宗教体系,我们的道德体系,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完了!没法再维系了。她,她完了!我们处在路的终点了。事情就是这样。

我们……我知道我们讲了很长时间这个,但有朝一日,它会讲完的,会成为历史了,如果我们此时不留意,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在外面了。
24

我不知道我们在这圣诞节,如果神像两千年前做的那样把基督赐下来,如果神在1964年赐下他来,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像他们那时一样对待他?我实在不知道如果他再来,这政治世界或宗教世界会不会比那个时候更欢迎他?我实在怀疑,我们这种状态会不会比那个时候的人更容易接受他?但我们知道那个时候他被弃绝了。

如果他再来,我们会怎样对待他呢?我认为,根据这一点,这个宗教的世界或许还会像那个时代一样对待他。如果可行的话,他们会钉他十字架(他们没有改变),原因和他们以前钉他的时候一样。
25

为什么他们那么做呢?为什么他们钉这位十字架呢?而他们正祈求他来地上拯救他们,带他们脱离混乱。他们把他们唯一的盼望钉了十字架。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那么做呢?因为,当神应允他们的祷告时,他没有按他们期盼的应允方式来应允他们。他来的时候,从未照着他们神学的口味而来。

今天,如果他再来,他会以同样的方式来;与世界或教会神学的口味,与人们对他的理解所不同的方式到来。他会来,当神的子民陷入患难呼求时,神会把他们所求的赐给他们。但神会照对他们有益的方式赐下来。他们拒绝他,因为他没有照他们认为他应该来的方式来。他们拒绝了神受膏的道,他就是道。
26

呐,神在历世历代,当他开始,当他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他的道,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晓谕我们。我们发现,每个先知都适合某个特定的时代。像尼布甲尼撒王,他做了这个梦,就是外邦世界从头到脚。但以理给这梦做了讲解;那是对整个世界永远的预言,针对外邦国度的每个部分,就好像从头到脚一样。先知们总是说出要在每个时代发生的道。

27

当神……人们陷入患难中,神应允他们;他赐给他们一位受膏的先知或某种使者,因为他不能违背他给那个时代定下的道。但他所做的,是他赐下一位使者,使给那个时代的那部分道活出来。他总是这样做,瞧。起初神就有了他的道;他从起初就知道末了。他说出他的道。每个时代,当人们陷入患难时,他们就……他们就祷告,神就会赐下一位受膏者。那个受膏者绝对会使那个时代的应许,就是被预言给那个时代的道,活出来。神总是那样做;神从未改变过他的计划。呐,我们从未看到神改变过。

28

神一次就定好了他要如何拯救人。在伊甸园里,他是通过流出的血。我们试过了所有其它的体系,从无花果树叶到教育、心理学、宗派体系等等,然而每一个都被拒绝了;这些从未起过作用,也永远不会起作用。神只在流出的血底下与人相会,那是他与人相会的唯一场所,因为那是他的第一个决定。他决不会在任何的伦理体系下与人相会。他不会,绝对不会!只有回到神的道路上,那是他最初说的话。他是无限的,不能改变,他一直都是一样的。那是他与人相会的场所,唯一的场所。那是我们今天没有团契的原因;那是教会如此分离的原因,因为每个教会都被隔离在一个体系中,当他们那么做时,神当场就拒绝了他们。他想要我们在宝血下相会,在那里,藉着十字架,我们拥有一切共同的东西。神只定意那么做!神总是赐下他的道。

29

今天,我们发现,今天世界就像那时一样,发现世界和它的政治体系等等,都在四分五裂,正在寻求一位弥赛亚来维系这世界。

呐,弥赛亚这个词的意思是“受膏者”,受膏的。神!这是耶稣基督的启示,整本圣经被耶稣基督启示的七印封严了。耶稣基督在《创世记》中;耶稣基督在圣经的中间;耶稣基督在《出埃及记》和《创世记》中,他在圣经的中间。他在新约中,在《启示录》中,一直到末了,“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全都是神!
30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当主的道临到先知时,只临到他们,因为他们被道膏抹,他们就有权利解释道。神藉着他们做工,证明道是对的。“如果……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向他显明。他所说的若成就了,就要听他;若不成就,就不要听他。”对任何人来说,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推理。
现在,我们发现自己处在末世,我们又在仰望主的再来。
31

我清楚地记得当我还是个小伙子时奉耶稣基督的名给我施洗的浸信会老传道人。他常跟我讨论这个关于施洗约翰的题目。他说:“比尔弟兄,”他说:“当约翰……当主说:’你暂且许我,’于是约翰许了他。”他说:“于是约翰施洗……耶稣给约翰施洗了,因为我们知道约翰从未受过洗,然而他在传讲洗礼。”瞧,那一点我一直搞不清。

不久前,这一点这样启示给了我,世人曾见过的两个最伟大的使者在那水池里,在那水坑里相遇:一个高过了众先知,就是约翰,“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人大过他的。”而另一个则是神自己彰显在一个肉身中。记住,圣经告诉我们:“主的道临到先知。”当道成了肉身,在水里站着先知。道和先知走到了一起,他们彼此认得对方!是的。道本身成了肉身,化身为神的儿子,走到站在水中的先知那里。
32

先知说:“我当受你的洗,为什么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呢?”

他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
注意!约翰作为先知,知道耶稣是那祭物。而这祭物必须在献祭之前被洗净。那是耶稣必须受洗的原因。
哦,今天,我们理当尽我们这个时代诸般的义。时候到了。圣经告诉我们这个时代要发生什么。我们知道圣经说这个时代要发生什么。取决于我们相信神,直到这些事发生。是时候了!当祈求受膏者,他要把我们所寻求的拯救赐给我们,因为神应许了。
33

那时他们拒绝了神受膏的道,所以世界变得四分五裂。我们再次发现,在这个时候,世界又在四分五裂。我发现,正如我说的,我们的政治腐败了,我们的教会生活腐败了。怎么会这样?是这个造成的:任何时候你若离开神的计划,你得到的就只有败坏。这站立不住。神的道是绝无错谬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它,决不能。

34

我们的教育体系、宗派体系已经在教会中取代了圣灵的带领。我们训练有素的传道人等等,已经取代了整夜的祷告会和我们过去亲近神的老式方法。呐,我们有了讲师,而不是有传道人。他们懂得很多道,可以坐在那里,以某种方式把道拼在一起,他们拼得简直令人吃惊。他们知道机械,但那不是动力。我们要动力。我不在乎机械;我想知道动力,看它能做什么。

我不知道外面的汽车是怎么运转的。它有活塞还有汽缸,我不知道它用的压力有多大。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动力把它推到了外面,并驾驶它。
那就是我们知道的,神做了这应许:“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他要怎么做这事呢?我无法告诉你。我只想知道神体系的动力。那才是主要的事。
35

今天,我们研究机械到了一个地步,以致全都成了机械了。汽车里若没有东西驱动它,那又有什么用处呢?电灯或照明设备,如果里面没有电流通过又有什么用处呢?瞧,我们得到了所有的机械,我们有了学校和教育工作者等等,可以去训练一个人,以致他能满有风度,很有口才地站讲台。但那仍然不能带来神的大能。过去临到教会的神的大能在哪里呢?过去流经教会的五旬节的祝福在哪里呢?那是我们的世界四分五裂的原因,因为我们远离了神真实的原则,却教育人进入体系等等当中。这就是使我们陷入我们今天的境况的原因。我相信那就是我们的世界四分五裂的原因。

36

自从挪亚的日子,这些事就一直在地上。我们发现,当神让义者先知挪亚带着他的信息出去时,那个日子就有不道德的事件。因为圣经说:“又吃又喝,又娶又嫁。”我们发现,贪吃和不道德等等在那个时候到处都是。后来世界四分五裂了,因为人们弃绝了神给那个时候的信息。挪亚是神所膏抹的先知,受神差遣,带着一个从神来的信息,他在审判来临之前警告人们。他们却嗤笑,嘲笑,取笑它,讥笑,然后整个世界的体系在那个时候都四分五裂了,他们全被淹死在海底。没错。为什么?他们弃绝了那时刻的信息。

37

我们发现,当摩西带领以色列儿女出来时,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埃及。整个埃及的体系已经败坏了。我们发现,当神差遣一位受膏的使者下去那里时,事情再次发生了,这是为了他的道。这是要应验神的道。

你说:“为要应验神的道吗?”
神告诉亚伯拉罕说那正是他要做的事。必须有人在那个时候出场,使那道在他们面前活出来。神差遣摩西下去那里,神应许要做的事,摩西都做了,因为他是神给那个时刻的受膏的道。他说他要审判那个世界。神的道说:“我要用大能的神迹奇事审判那国。”
38

那里站着一个人,只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得到了从神来的道,他去到那里,说话,创造物便出现了。他说:“要有……”,他抓起沙土,说:“跳蚤要从地上出来。”那是神的道通过先知的口说了出来,这正是那时候要发生的事情,于是跳蚤遍满了整个地面。他用青蛙、虱子遍满了地面。他还用各种的瘟疫等等遍满了地面。因为神做了应许,这正是道受膏的时候,就是他们生活的那个时刻受膏的道。

那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不是回到某个神学体系里,而是从我们生活的这个时刻受膏的道里,把耶稣基督再次带给世界,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有一个给今日制订的计划,就是神的应许。我们能够改正的唯一方式,就是让那道受膏。没错。它一直都在发生。
39

是的,我们发现,在尼布甲尼撒王的时代道德极其败坏。神有一个受膏的人。当墙上出现手指写出的字迹时,神有一个人能读懂它。

在罗得和所多玛的日子,我们再次发现世界四分五裂了。神救了那些能被拯救的人脱离那世界。
在耶稣基督的日子,我们发现那人造的体系使世界陷入如此的境地;还有他们当时的政治,使得整个世界在第一个圣诞节陷入了四分五裂。
今天我们做了同样的事,掉过头来,用系统的宗教败坏了神的道,以致我们发现世界在四分五裂。我们现在能依赖哪一个体系呢?我们能去哪个体系呢,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还是五旬节派体系?除了回到神应许给这个时刻的受膏之道,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这些体系脆弱不堪,错漏百出。它们,它们是人造的体系,它们救不了你,里面根本没有生命。生命只在神的道中,道就是生命。主这么说的。
当时的情况是,人们正在祷告,他们发现自己正处在路的终点,或说穷途末路了,正如在挪亚的日子和摩西的日子一样等等。当他们发现自己再也走不下去了,于是他们开始祷告。只要他们开始祷告,神总是应允,这时耶稣降生了。
40

正如我说的,当时的世界在四分五裂。每个国家都在寻求一位弥赛亚,正如我们今天一样。罗马期盼能有一位伟大的天才来到他们中间,一个熟知各种军事战术,能践踏希腊和其它所有国家的大人物。希腊也在期盼同样的东西,某个能告诉他们如何征服世界的人。

当时的犹太教世界在期盼一位将军。他们以为会有一位弥赛亚从天降临,手里拿着一根大铁杖,把罗马打倒,踹出去,然后把他们赶入海里。所有的人,他们都在期盼这种人;他们想要的是一位将军。
41

很像我们今天的宗派,我们的宗派正在寻求一位超人。我们的国家也在寻求一位超人;俄国正在寻求一位超人;东方世界在寻求一个;联合国在寻求一个;众教会在寻求一个。然而,他们在寻求什么样的超人呢?

俄国正在寻求一位弥赛亚,拥有受膏的大脑,知道如何为他们征服外太空,能比别人更早到达月球。他们想要征服世界;那只是……
42

但你瞧,当他们求这些事,祈求这些,他们没有照着耶稣所说的去求。我们试图把神当作……当作一个跑腿的,“主啊,你为我做这个!你为我做那个!你去做这个,”告诉神要做什么。

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成就。’”有谁发现我们哪里这样做了?我们总是想要神供我们差遣,或为我们做事。但当我们心甘情愿的说:“愿你的旨意成就,”把自己交托给他,把我们的道路交托给他,把我们的一切都交托给他。当你愿意让神来借着你工作,而不是你借着他工作时,神就会行动。
让神来告诉你,而不是你告诉他怎么做,这颠倒了。“来我们的体系,主神啊,使我们全成为卫理公会的,全成为五旬节派的,来控制其他的人。我们想要一位天才,我们五旬节派、卫理公会、浸信会。”我们有了神学院,建造庞大的建筑,还说:“末时近了,主就要来了,”还建造价值几百万美元的神学院等等。想要做什么?想要给自己弄一个弥赛亚。没错。
只要主从某个地方给我们兴起某样东西,每个宗派都给自己搞出个同样的东西。绝对没错。找找看。留意当神的医治临到时,有多少个神医?每一个都必须是神医。
在摩西的日子有一位摩西出来;有一位以利亚,一位以利沙,一位以赛亚,等等。
43

现在我们发现世界想要他们自己的弥赛亚。俄国想要自己的;美国想要自己的;教会世界想要自己的。每一个都想要他们自己的弥赛亚,但他们想要得到的,是受他们控制的弥赛亚。他们想要控制这位弥赛亚。哦,肯定。是的,他们,如果他们能有的话。如果神照他们的口味赐下的话,他们当然会接受的。但你瞧,神知道他们的需要。他,他没有应许赐下我们想要的和我们求的,而是我们需要的。

他们想要一位将军;却得到了一个婴孩。瞧,那是他们需要的。他们需要一个婴孩(为什么?),让他们降卑,让他们谦卑。
44

那正是今天自封的教会所需要的,再次谦卑自己。到了一个地步,人们中间没有了认罪,没有了爱。它似乎一天天的死去。教会正在冷淡。每个地方,你都发现复兴结束了,你会发现在冷淡了。我们需要一次降卑;我们……

他们求一位将军;却得到了羔羊。为什么?神知道他们需要什么。那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他们需要一位救主。他们以为他们已经得救了,但神知道他们没有。
那正是今天世界所需要的,是一位救主,一位针对这种状况,能够维系的救主。不是一个教育体制,某种机械体系或某种教育体系。我们需要的是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拯救的恩典,再回到教会中,使男人、女人、男孩、女孩能够得救。
我们等得太久了吗?外面很多人再也不会进来了吗?最后的名字已经被赎了吗?那是今天的问题吗?可能是,你知道。你知道,很可能是,但绝对阻止不了经文。可能是。所以,我们不知道,让我们谨慎。
45

但他们以为他们得救了,而神清楚他们还没有。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今天。

他们把神赐给他们那个时候的道,他们本该知道他要来的日子,却把那道变成了遗传。耶稣说:“你们借着遗传,废掉了神的道。”
这同样的事今天也发生在我们的体系、宗教体系的世界中。世界的体系把神的道拿来,把它变成了遗传。那就是它里面没有任何果效的原因。没有任何东西从它里面出来,因为它被混杂了。
你无法把真实的玉米放在它不会生长的东西里,除非土壤,否则它就不会生长。你可以把它放在太阳下,保持温暖,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它需要某种的土壤。它必须在土里;必须被埋葬;必须有正确的氛围,才能生长。
46

神的道也是如此!你不能拿个教会来,从某个遗传中带出生命。你可能会带出几百万会员,但你永远带不出神的大能,除非我们再回到原本的道上,回到道的根基上,回到宝血,回到耶稣基督,回到老式的祷告会,回到神那里!我们可能走得太远了,那时刻早就过去了。但不管怎样,福音必须被传讲。我们不想要来评判那个。

神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所以他把他们需要的赐给他们。所以,我们又发现,我们做了跟他们同样的事情。
47

俄国和其他所有国家都想要自己的弥赛亚。科学家们都想给自己立一个大名。每个国家都想得到一个有头脑的人。我们想要自己的弥赛亚;我们想要教育体系掺在里面;我们想要个宗派主义。那正是我们所得到的。那是你们所做的。那是你们想要的,神就把那个给你。你们得到之后,怎么样呢?

我们谈一会儿俄国。俄国人正在呼求得到一个能征服太空的人。他们正在尽其所能地训练他们,他们的科学家。如果他们得到了一个,如果他们得到了他们的弥赛亚,那我们会怎么样?愿神怜悯我们,如果他们得到了。记住,德国得到了那样一个弥赛亚,不长,不久前,一个希特勒。我们知道他对他们做了什么。
48

呐,教会又怎么样呢?教会今天正在寻求什么样的弥赛亚呢?你们,教会声音喊得最大。所以,我们在喊要一位什么样的弥赛亚,我们在喊着要什么?“我们这时候的复兴!回到这个、那个上。”他们这样做,在寻求什么呢?你还要什么呢?教会究竟想要什么呢?

我们已经得到了!神已经赐给我们了,就是神给这个时候的应许。我们查考圣经,我们在圣经各处都看到它。受膏的那位来,又使那道活了过来,正好是那个时刻,也为了那个时刻。我们得到这位弥赛亚。这就是他,这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仍然是神,《希伯来书》13章8节,“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知道今日应该发生什么事。我们想要一位弥赛亚。神给了我们弥赛亚,就是他给这个时代应许的道。现在只是在等候某个有信心的人膏抹这道,使它再活出来。是的先生。这是真正的弥赛亚,是神的道。对此,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永不能废去。”
49

但教会处在属灵的死亡中,完了,他们已经错过了时间。他们处于低谷,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往这边跑,一个往那边跑。神在圣经中做的每个应许都在这里了,每一个,它们都在这里了,就像过去一样。是时候了!是什么使教会变成这样呢?我们处在老底嘉时代了,她必须成为这样。这是给它的时候。

50

但记住,会有一个时候,睡着的童女去买油,正是那个时候,新郎来了。今天我们发现,圣公会,长老会,不同的宗派,几年前,你就是出钱也不能让他们去接近一群五旬节信徒。当然不会。但今天他们进来了。你不知道耶稣怎么说吗?他们进来买油,说:“分点油给我们。”那有油的说:“不然。到卖油的那里去买油吧。”他们正想买油时,他们正想得到油时!你知道我们正生活在什么时候吗,五旬节派信徒?他们去的时候,可能得到了困惑,可能做了这事、那事或别的,但根据经文,他们没有得到油。他们正想这样做时,他们可能经历了各种情感,接着又进入了各种主义和感觉,但魔鬼可以模仿所有那些东西。他们正买油,或想要得到油的时候,新郎来了,那有油的就进去了。

51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时刻。我们以前从未看到这个。耶稣说会这样,就会这样。我们正在看什么?我们正在看神说在今日要发生的道,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发生了。“哦,醒来吧,主的圣徒们。为什么还在打盹呢,末了近了。为那最后的呼召准备好,”因为我们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是的。

我们的世界体系,我们的教会体系,我们的宗派体系,我们的一切体系,都被污染、败坏了。我们今天所缺乏的,就是他们昨天所拥有的。没错。教会好像枯萎了一样,几乎再也找不到一个拥有道和圣灵活力的教会,以及像不久前那种发生的大事了。
52

呐,我们发现,神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于是他总是回应一个应许,它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伟大的道,一个应许,他们本该知道那正是神应许,要在那个时候发生的事。

你说:“什么事要发生?”
《以赛亚书》9章6节,先知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子,孩子,生下一子,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的国没有穷尽。”
53

我们知道我们要有一婴孩在那个时候生下,童女必要怀孕生子。他没有通过他们任何的体系来到,因此,他们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他们弃绝了他。但受膏的道,神(以马内利)成了肉身在他们中间,站在那里,他说:“你们哪一个能指证我有罪呢?就是不信。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他被完全证实了他就是弥赛亚,就是要在那个时候出现的弥赛亚。体系已经用许多的系统规章等等搅乱了人们的头脑,以致他们废了神的道。他们看不出他是弥赛亚。

54

正如那时一样,这同样的事又发生了。是的。这种世界体系的机械,已经规定好活塞,排气管该放在他们那台“大机器”的哪个部位了。所以,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运转呢?它办不到。不是那样被建造的。

教会若没有神通过道而来的大能,就没法运转。圣灵只会证实神的道,因为他要做的就是那个。恩膏是要证实道。
耶稣就是受膏的那一位,道成了肉身。那就是他走到水里的原因,他是道,去到先知那里。他受了先知的洗。先知然后起来,说:“我必衰微,他必兴旺。”我们发现,那是神行这事的方式。
但他们接受了吗?他们本该知道的;他们本该留意神的作为。他们看到道应验了。他们知道经文这样说了,但他们无法相信会以这种方式来到。他们认为这要么会临到法利赛人,要么会临到撒都该人。如果他临到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就不会接受他。反之亦然,撒都该人不会接受他,因为他们说法利赛人得到了他。
55

今天就是这样的,我们的体系和整个东西都腐烂、污染了。哦,天啊!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候,瞎眼的世界,行走在黑暗里,屈从于这世界的体系,像羊没有牧人一般。当他们有永生神的道在他们面前印证时,他们却瞎着眼睛走开了,离开了他,你怎么能指望别的事呢?阿们!就是这样。

世界正在四分五裂。为什么?把世界结合起来的道被弃绝了。我们在《希伯来书》11章发现这点。
56

爱因斯坦说……那天晚上,我在纽约市听他的演讲,在他做了他最后的一篇演讲中,他谈到星座,有个星系,在星座当中。他说:“如果人以光速穿过太空行走……”那是多少?八千……[原注:有人说:“十八万六千。”]每秒十八万六千英里。“需要他一百,需要他一亿五千万光年才能到达那里。”他找到了永恒。他接着说:“回来,又需要他一亿五千万年,来回就是三亿年。然而他离开地球的时间,算起来却只有五十年。”就是这样,闯进了永恒!哦,天哪!神的伟大,当他创造了整个太阳系……

57

那天,这位宇航员,在俄国上空飞过,他说他没有看见神和天使。人竟然会无知到这种地步!

当神,整个太阳系,神从手上吹出它来时,然而神所在的地方比这太阳系不知道要高出多少百万光年。整个一切被神的大能和道托住。哈利路亚!每颗星都必须悬挂在各自的位置上。是的,先生!神反倒虚己降世,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为我们受死;我们没有借口了。如果其中一颗星离开它的本位,它的轨道,它该在的地方,那会怎样?就会影响整个太阳系。整个太阳系必须完全一致地运转,因为每颗星都互相依靠。
58

当神的体系与神完全协调一致时,一切就会完美地运行。没错,因为它必须如此。

但教会从未采用神的体系,却为自己造了一个体系。那就是我们全都不协调的原因;那就是教会如此不安的原因;那就是今天世界正在四分五裂的原因,因为我们采纳了自己的体系。那就是政治世界四分五裂的原因;那就是宗教世界四分五裂的原因,因为我们采纳了一个体系,而不是采用神给各时代的永恒的计划,阿们!那就是世界的问题。问题绝对就是出在这里,因为他们采纳了别的东西,把人们变成,“哦,我是长老会的;我是也卫理会的;我是一神论的;我是三神论的;我是……”哦,怜悯!难怪我们无法维系下去了,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维系我们的。
59

尼克松先生做了一个最精彩的评论,是我近几年听到的总统或副总统所做评论中最精彩的,那天他说:“美国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失去了互爱、互敬。”因为美国人在街上彼此枪击,我们怎么会这样?天!

如果你无法不同意一个人,而又同时爱他,那就闭嘴。如果你无法像父亲纠正孩子一样地告诉他,然后又伸出乐意的手臂搂住他的脖子,拥抱他,那你就最好不要这么做了。你自己还不够格,不知道自己在谈什么。是的。我可以不同意一个人,当然,但他仍是我的弟兄,我会握住他的手。我不能任凭他在那件事上做错;如果我这样做,不告诉他,我对他来说就不是正确的弟兄。是的。但我可以告诉他,告诉他说我爱他,向他证明我爱他。
60

你用不着在街上朝他开枪。我不同意肯尼迪先生和他的政策、宗教等等,但他不该那样死。不,先生。不,绝不。没有人该那样死。

所以,我们发现整个世界败坏了。我们的国家、政治、宗教体系等等,都败坏了。
神的话在等着,神预言到今天的话语正等着什么人来印证它。不知道神是不是已经做了?如果他已经做了,那我们在哪里了?如果他已经做了这事,那我们在哪里了?就是最可怜的!
61

我好几次严厉地说到了肯尼迪夫人的事,就是她给世界树立了时尚,剪这些脑积水式的发型,还有“我们的姐妹等等头发剪的,衣服穿的像肯尼迪夫人一样,”我说:“就像古时的耶洗别那样。”那是真的。我相信这点。我为,今晚我为那位妈妈和她的孩子们感到抱歉,是的。

但让我问你一件事。如果杰奎琳·肯尼迪听到你们五旬节派信徒所听到的关于剪短发等等的信息,她可能就不会剪短发了。你们应该是五旬节信徒,却仍然这么做!哼!哼!如果她有机会听见你们所听见的信息,她可能就不会这样做了。就是这样。各位,我们的境况糟透了,绝对没错,是的,绝对是。神啊,道德等等如此的……
62

母性是把我们的国家团结起来的一样东西,是脊梁骨。母性,神赐给女人做母亲的美德,呐,这个已经,它已经不存在了。很久以前,这个,这个世界的女人,她们的美德就已经向好莱坞时尚的女神下拜了;她们穿戴和举止都仿照某个好莱坞的明星。许多时候,甚至不敬虔的穿戴,性感,都被当作了教会的时尚。讲台后面的牧师们没有胆量,没有圣灵的力量,就像罗得坐在那里,心里伤痛,太关注饭票,以至不敢告诉人们那是错的。是的。

63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一次斩草除根。我们现在才除根可能太迟了。时候可能过去了;我们永远不会有另一次复兴了。我知道你在寻求它,但我在经文里看不到它。

我仰望的是被提,只有少量的人。没错,只有少量的人。世界根本不会觉察到他们;当他们离去时,你根本都不会知道他们离去了。没错,它来就像夜间的贼一样。
64

如果主不为蒙拣选的人的缘故缩短那工作!有一些是蒙拣选得永生的人,我们知道这点;那些得永生的人都是。如果他们,如果他们……主若不为他们的缘故缩短工作,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这个世界已经到头了,每两千年一次。我们知道体系四分五裂了。在挪亚的日子,它四分五裂了;在基督的日子,它四分五裂了。现在到了一千九百六十四年,剩下多少?再过三十六年就是另一个两千年;二十一,二十一世纪就到了。会发生什么?这工作仍然必须缩短。耶稣说到这日子的败坏,“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不会得救了。”就是这样。日历告诉我们,照着科学,我们有十五年的偏差。相比犹太历,我们的罗马日历推迟了。我们迟了十五、二十年。

所以,我们在哪里了?我们看到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圣经给今日预言的迹象。我们看到机械的事正在发生。呐,圣灵,应许之道的动力,要进入他的教会,将他们驶向那边的各各他,去到被提!就是这样。
65

难怪我们在四分五裂,没有……那创造地球的东西,它被放在这里,让地球可以靠着运转,各个星系等等都围绕着它而运转,它就是这道,神藉它造了世界。爱因斯坦在他的演讲中说:“这经文只有一个解释,这世界能存在,只有一个解释,”说:“那就是《希伯来书》11章:’我们因着信,就知道是借着神的道,诸世界是借神话造成的。’”就是这样。没有人能讲清它是怎么挂在空中的,它怎么能旋转,用二十四小时绕赤道转一圈,等类似的事。绕着它的轨道,去到各处,又回到原点,一秒都不差。每颗星都那样在其轨道上旋转,并在旋转时互相帮助。

66

月球怎样在那里守望着大海。如果月球偏离了本位,我们一、两秒之内就会被一百英尺的水覆盖。那月球!注意,你甚至可以在这里钻一个孔,你们钻油井的人,在这里钻孔。看到海岸离你有多远了吗?你在这地上钻一个孔,观察在夜间,潮汐怎么涌进来,把水、盐水冲到你的管子里。当然。那是什么?月球在远处控制着它。

那是神的体系;那是神的计划;那是神的命令。但是,我们制造了自己的,不愿接受神的。现在我们快点讲完这个。就像当时,这个圣诞节也是一样,我们发现我们的世界在四分五裂。哦!
67

神有受膏的……他应许了他的道。他在那里膏抹了我们,告诉我们,告诉他们,当神膏抹了耶稣基督。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他说:“神藉着耶稣基督在你们中间施行神迹奇事,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所知道的。”他们是见证人。他又说:“他复活等等以后,他如何行了事!你们竟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生命的王钉在十字架上,神却叫他复活了;我们是见证人。”尼哥底母来,是怎么说的:“拉比,我们知道。我们法利赛人在那里的犹太议会,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他们知道那应许是给那里的,他们知道那是,但他们的体系把他们绑得太紧了,以致他们不能对此做任何事。

68

今天也是如此,同样的事。你不能那样做,你一那么做,就必须得放弃你的团契卡。你什么时候从神的道中把那讲明出来,看会发生什么事;你就完了。你就再也不会受欢迎了;他们会把你踢出去等等。

哦,如果你有一个小事工,他们会为了能藉着你的事工赚取多少钱财,和吸引多少人等等而支持你。但注意当到了神的话时,你看他们就会退缩了。你认为一个神的仆人不知道这个吗?瞧,耶稣甚至知道犹大在他们中间。为什么耶稣不对犹大说一些话呢?今天也是同样的原因,你必须等到那个迷惑的时刻来到。没错。他们得到了。他们会得到的。
69

注意,但他们不想要耶稣来的方式,今天也是如此。当时的教会想要他们的体系受膏。法利赛人想要法利赛人的体系受膏;撒都该人想要撒都该人的体系;希律党人等等也是如此。今天也是这样。如果他们……如果神赐下一个恩膏,膏抹一神论的,哦,那他们岂不马上就得跟二神论、三神论或别的宗派讲吗?神召会岂不会跟一神论的讲吗?“我早告诉过你我们是对的!”卫理公会就会告诉浸信会,“伙计,瞧,我们得到了!”你想要自己的体系受膏。

但神只应许膏抹他的道,阿们!我知道这话很刺人,但却是真理。神从不改变。他膏抹他的道。是的,先生。受膏者,应许给那个时代的道是神所膏的。应许给那个时代的道!
70

今天,他们想要一个教育体系,(为什么?)这样他们就能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却仍然能够宣称他们是基督徒。哦,如果他们有了一个什么大地方,你可以进去那里,下到队伍中等等,嚼口香糖,互相踢对方;然后出去,去娱乐中心等等地方,你们都到那儿去打篮球什么的。我丝毫不反对篮球、棒球、橄榄球,不管是什么,一个大的……如果那就是你的神,那就只是一大包空气。但让我告诉你,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给这个时代的神的道受膏,那将再次带来圣灵的大能,是的。那都没问题,但那不属于教会。不,先生。要是必须建造那样的东西,才能把教会团结起来的话,那你最好把它给烧了或踢出去,把一些能带回神话语的东西放到那里。那些是世界上的事,哦,把那种东西跟神的道混杂,你不能这样做。不,先生。

71

是的,先生,现在他们想要一个体系。世界会接受一个体系。现在我们发现,每个小体系在自己的体系中,每一个都说:“我想要它临到我;我想要它临到我的体系。”哦,他们有了大的机器,做教育传道人那样的事,差他们出去,把他们孵出来。伙计!有知识,天哪!一个不会说话,语法很差的人,简直都不敢在这个人之后上讲台。但我们今天需要的不是教育体系,不是《圣经》文选。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被神的大能所掌管的福音,来印证这个时刻的道,直到某处兴起一个能称黑是黑、白是白的人,某个即使扒了你的皮,去了你的壳,不管怎么样也要站起来传讲真理的人!这正是今天这个时刻所需要的东西。
72

但人们想要一样东西。今天的人们,妇女们,她们想要什么?她们想要一个人,一位牧师,会站起来说:“那没关系。你可以做这个、做那个。那没关系,那没有任何问题,亲爱的。”那个传道人需要挨一次福音的鞭子;让女人剪短发,涂脂抹粉。

呐,你说:“那跟福音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你的外表反射了里面是什么吗?圣经不是说你不该那么做吗?“甚至女人那样祷告都是不合理的。”
73

你们男人想要那样的事吗?传道人们,你不能那么说,否则你就得放弃你的团契卡,大理事会就会把你踢出去,如果你对此说点什么的话。愿神帮助这个人!如果他考虑理事会卡或团契卡比考虑借道而来的圣灵的洗更多的话。圣灵写了圣经,怎么可能否认他所写的东西呢?

“哦,神迹的日子,哦,我们今天不需要那个了。神的医治,其它这些事,没有这样的事。那是算命,哦,那是读心术。”你这可怜、堕落的,你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需要,需要福音,如果圣灵在你里面的话!
74

如果我告诉你:“贝多芬的生命在我里面,”我就能作曲。如果贝多芬活在我里面,我就能活出贝多芬的生命。如果莎士比亚在我里面,我就能创作诗歌,就能写剧本,如果莎士比亚活在我里面的话。

如果耶稣基督活在你里面,他所做的事,他的道,他就是道,今日就会藉着他所赐的应许证实自己,阿们!那是神所等候的。那是拆开这世界……是维系这世界的,是维系宗教世界的,就是神的道,把道的每一部分都结合在一起。是的。
75

然而人们想要那种体系。他们会得到的;他们现在已经在它里面了。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将把他们想要的给他们,把每个宗派合在一起。这些五旬节派信徒怎能坐在这些大会当中,然后又去梵蒂冈城,居然写一封信,到处传阅说:“我所说过的最属灵的事,就是当我坐在某圣父教皇旁边时,”作为一个五旬节派信徒知道,如何……那是死的五旬节运动。整个东西都是死的。它败坏了,完蛋了!它回到了它所属的普世教会联盟里。绝对没错。

76

但永生神的教会,那新妇,照样前进。她必藉着道进入被提,没错,道和道必走到一起。如果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道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是他的道,因为他就是道。没错,是的,先生。

77

他们拒绝了这个时代受膏的应许之道,他一直都是道。如果神在1946年赐给我们一位这个时代的受膏的应许之道,他会跟他起初来的时候一样,是那时代的应许之道。《希伯来书》13章8节又把这点推给了你,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绝对没错。我们……他要持守父给这个时代的应许之道。如果耶稣来,他肯定会符合道说他在这个时代会是什么样子。

78

以利亚在他的时代是这样;摩西在他的时代是这样;挪亚在他的时代也是这样;每个地方,每位来过的先知都是这样。这道,当它完全彰显时,这全部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准确地行了道说他在那个时代所要行的。

如果他今天来,他绝对是耶稣基督活出他的应许,即应许要做的事,单单与道一致。
他是道,《以赛亚书》9章6节讲的就是耶稣基督。当他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绝对活出了道所说的。摩西在那里说,在《出埃及记》,“主你们的神,”或是在《申命记》,“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以后,凡不听从他的,必从民中剪除。”当他来时,他准确地行了道说他要行的事。他们找他的错,因为他们的体系将道剪除了,使神的道对他们不起作用,瞧?他们不相信像那样的事。他们不相信那种的事,因为他们以为它过时了,哦!
79

他证明了他的道是一样的。他今天要像那个时候一样印证道。他要猛烈地谴责世上的每个宗派体系,如果他今天来到地上的话。那是他起初所做的事。那绝对是他会抨击的东西。那正是他起初来的时候所抨击的东西。他那个时候怎样做,他们这次也会这样做。他那个时候做,因为他从未改变他的道。他从未改变他的体系;它一直是一样的,每次都是给那个时代的受膏的道。没错。

此外,今天我们发现,如果他来了,他让世界联结在一起的计划,会像那个时候一样被弃绝。
80

但听着,要结束了;我想要说这点。神没有应许我们一个体系,神没有应许我们一个宗派、一个超级宗派、某种超级的计划。但神应许了我们一个国度、一个永恒的国度,阿们!那是神所应许我们的,在这个永恒的国度里拥有永生。政权是由这位永恒的君王掌管的,他永恒的道,赐给他那些拥有永生的子民。拥有永生的子民不以世界上的事为食,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所以当我们全部,呐……我们接受这个国度,我们发现,“天地要废去,这道却不能废去。”这道就是天国,就是王、国度、这体系、这生命,它的一点一划都是对的。

81

如果神藉着一个教会审判世界,他要藉着哪个教会来审判呢?那里有多少个教会?成百上千个不同的宗派教会。如果天主教是对的,那么哪个天主教呢?如果希腊天主教是对的,那么罗马天主教就错了。如果罗马对了,希腊的就错了。所以你瞧,如果卫理公会对了,浸信会就错了。如果浸信会对了,五旬节派就错了。如果五旬节派对了,那长老会就错了,瞧?那样的话,你就全乱了。

82

但神不会不给我们留下见证人的,或者说不留给我们要坚守的标准的。那就是这道!他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理。”没错。

因为,“天地要废去。”在这里告诉我们,“我们得了不能震动的国。”是的,先生。现在当所有属世的国都在倒塌,整个世界在四分五裂,然而我们却受洗归入一个不能震动的国,阿们!我们得了一个国。所以,当世界四分五裂,我们却重生进入这个不能四分五裂的国,这是神永恒的道,我们站稳在这上面。它决不可能四分五裂。
83

我们听见许多关于这个新的体系,这个宗教的体系,要带来(你知道),要给地上带来和平。当天主教和所有的新教联合的时候,一些相信神的医治,一些不相信,一些相信这个,一些相信那个。你们必须放弃你们一直为之争吵的那个大分歧,你们的新教信仰,才能进入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每个宗派都必须进入那里。所以,如果宗派已经被咒诅了,那么加入进去会怎么样呢?它会把你直接丢回去。如果罗马是宗派之母,她是兽和兽的印记,那他们给它作了个像,就是协进会,众教会联合起来,给兽作了个像。所以,这又再次回到了兽的印记!世界的体系,宗派主义,已经孕育了一个要带来兽印记的体系。

84

你我都看到了这个。此时它就要被开动了,那些不在里面的也都各就各位了,那个“大机器”就摆在那里;这机械正在等候撒但带着动力进去,看到吗?当它开动时,就没有人能传福音了,若不属于这个体系,就没有人能传道。那是兽的印记。记住,在那个时候,新妇已经走了,所以你看这有多近了。是的,所以你瞧,我们在哪里了。

你可以看到这种沉睡,这种东西要干什么。“哦,醒来吧,主的圣徒们,为何要打盹?末时近了!”你怎么能这样做呢?有一天你会在罪中远离恩典的日子。千万不要那样做。是的,先生。
85

呐,这体系不会带来所谓的世界和平。如果那会带来世界和平,那和平的君又是怎么回事呢?就是这道。这是敌基督在他的教训中;这绝对违背了神所支持的东西和神告诉我们的话。“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相信那是胡扯。《使徒行传》2章38节对他们来说是另一件他们一无所知的事。所有的道,等等,他们对那道一无所知,他们还否认它。这准确地应验了先知在《提摩太后书》3章所说的:“在末日他们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

86

那个宗派体系就是兽的印记。你们知道了。如果你以前从未听我讲过这点,那是我如此严厉地责备它的原因。因为现在我认为时间就要结束了,所以干脆把它讲出来,把关于它的真理讲出来。这就是她。那正是兽的印记,是的。罗马是兽,她是宗派,是第一个组织。

我们是从她出来的,我们五旬节派的信徒不该与它有分;然而他们转了回去,就像狗吃它所吐的,猪又回去打滚,又转了回去。难怪我们的五旬节体系完了,卫理公会、浸信会、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所有的宗派都是如此。他们被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吞没了,为兽作了个像,赐给它权柄。“它有一个头受了致死的伤,却又活了,”异教罗马成了教皇罗马。哦,天啊。新教是多么瞎眼啊!你们就是这样,此时就坐在它中间。现在你什么也不能做。体系已经形成了。他们将接受它,却不知道他们已经接受了。他们将进到那里面;就是这样。他们无法从里面出来,这已经形成了。
87

然而人们对它并不陌生;它已经被传讲过了。记住,神证实了,藉着自己的道印证了这个。他说他要做的事,他完全照做了。所以,没有借口了,是的。

那是虚假的机械;它所带来的,就像耶稣所说的:“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因着弃绝真道,他们又回到了同样的东西里,就是他们的教导和同样的事,就像他们起初一样,违背基督,在这个时代向信徒教导道,告诉他们去弃绝和拒绝……
88

当神使他的道在百姓中间成为肉身时,即耶稣基督的时代,第一个圣诞节。那时的法利赛运动和所有宗派是怎么做的?说:“你们不许去参加那些聚会。如果你去的话,只要你一去参加,就会被逐出教会。”

难道你看不出事情是如何重演的吗?“这人是谁?他是从哪所学校来的?他有什么团契卡?他属于哪个团体?这人是从哪里来的?”他今天来就像那个时候一样。“我们不要这人统治我们;我们不要任何人告诉我们要做什么。我们是一神论的;我们是三神论的;我们是长老会的。我们是这个。我们用不着容忍这种东西。”
我知道你不用,但你要么接受道,要么灭亡!就是这样。除了那个,没有别的路,把我们联结起来的就是那个。神的国不是这世界的国,不是,神的国不是这世界的体系。耶稣这么说的,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若是,我的臣民必要争战。”他是道。
89

我们就像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接受了道,任何违背这道的东西,亚伯拉罕都称它如同无有。任何真正为神所生的孩子必接受神的道,我不管任何人说什么,任何体系怎么反对那道,总之,道是真的。

神有责任在那些应许的基础上与你联合。在那些应许之外,他不可能与你联合,因为你已经把自己与他分开了。那是我们的世界四分五裂的原因。结束时我们说说这点。
任何违背道的东西,它都如同无有。人造的体系,我们从不看它。不,先生。受洗归入这个国,我们现在正在基督耶稣里坐在天上,哦,天!有我们受膏的王跟我们同在;在他的王国里赴宴,应许之道在我们中间被膏抹和印证,阿们!咻!就是这样,他国度的应许在我们面前显为真实,没有东西能使你与这个隔绝,没有,先生。
90

亚伯拉罕,虽然他的妻子老了,他也不断在衰老,但这一点也没有搅扰他。他总没有因不信心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不管你怎么说:“那是不可能的。他办不到,”不管怎样他持守那道。因为什么?王与他同在,显给他异象,指示他将会成就的事,事情就像神说的那样发生了,他知道那是神。

当神做了一个应许,并且你也看到了。当他说出来,事就发生了,说出来,发生了,说出来,发生了,从未失败过。那就是给那个时代的神。哦,享用他给这个时代借着应许之道而来的属天的应许。哦,凭着绝对确实的信心知道,新天新地要来,阿们!“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要过去。”但在这新天新地里,保罗在《希伯来书》里说,20……14章25节,“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我们怎么进入它里面?不是藉着宗教体系;而是神的国在你里面。天国!王与他的道是一样的,它在你里面,印证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候。神给这个时代做的应许,我们正与王同活,坐在天上,注视他行这些事。
我们怎么能从那道转向某个体系呢?体系做了什么?它否认道。在你接受错谬之前,你必须先弃绝真理。绝对没错。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91

我们所生活的时候,神啊,世界正在四分五裂!炸弹就挂在发射架上,它挂在那里为要做这件事。

教会准备好了。她被印在里面了,准备要走了。必有圣灵大的浇灌,是的,先生,把那教会抓起来,提到天上。是的。因为,瞧,教会,道,新妇,基督和他的事工,在他的新妇里。即他的身体,那属天的身体。我是指,他在地上超自然的身体、属灵的身体。他的灵在那里活出他的生命来,直到他与这教会在婚礼上成为一。瞧,他们成为一。他接受他们,在末日只有少数人。
92

历世历代所有睡着的童女,她们都起来了,你瞧。呐,那是在第七更,第七个教会时代,末时,老底嘉,末了,只有一小群人进去了。但这给所有那些在各自时代死去的人带来了复活,他们借着神预定给那个时代的话而活,并传讲这要在那个时代发生。我们刚讲完了那些教会时代,准确地看到神的话要在那个时候临到他们。看到路德怎么兴起,我们发现,在路德的时代,脸面像人的活物如何出现,他是个“改教者”,意思就是“人”。然后,所有的时代,每个都准确地满足了神话语的要求。

93

这个时代也必照样准确地满足神应许在末日要发生的神迹奇事等等。教会也自己准备好了,要与耶稣一同进入被提中,因为,“我们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它不能被震动。天地要废去,但这个国却不能废去。”阿们!今晚我很高兴在那里,阿门!今晚就在那国里,你们不高兴在它里面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哦,天哪!在那国里!

想一想,今天你能承诺自己什么呢?再过十年或十五年,如果世界还存在,如果它还那样存在,什里夫波特的每个男人、每个女人,你们在街上都得兜里揣着枪,保护自己。暴徒!你要怎么阻止它呢?试试看。瞧,整个……
94

几周前我在纽约;在那里走了几英里,全是那些十几岁的暴徒,耳朵上挂着耳环,爆炸头,紧身裤,女孩子穿着他们叫做比基尼的东西,走在街上。公众不得不给他们那样的权利。哦,这个国家出了什么问题?那是因为这是一个道德腐烂、被神弃绝的国家的迹象。就是这样。

你怎么能在那样烧焦的废墟上建造呢?当暴徒走在街上,开枪把车上的总统打死了,你要怎么做呢?
95

有天晚上,一个街边酒吧里的人,专干敲诈之类的事情。他走进去,当着德克萨斯警察的面(有一百多个站在那里),他走了进去,个个都看着他,他拔出枪,蓄意枪杀了一个人,然后走了出去。他上诉说自己“精神失常”,然后被释放了。

就在我们的城市,有一天,一个男人走进一家小联合企业的修理厂,杀了一个卖车的人。他只是不喜欢他,就拔出枪,向他开了四、五枪。然后他说他精神失常了;他们就放他走了。如果说那人“精神失常”,那么,奥斯瓦德【译注:刺杀肯尼迪总统的凶手】也有机会,也应该有机会上诉说自己“精神失常”。
那么,这是什么?你看这已经到什么地步了,整个东西都是一大堆的腐败!全部都有罪,整个世界被定了罪,教会在神面被定了罪,阿们!难怪我们在四分五裂。
让我们祷告。
96

主神啊,我们在这里。时候到了,父啊;可能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或许腐败已经进来了,蝻子和蚂蚱一直在吃,直到整个生命都没了。主啊,我祈求你怜悯。主啊,求你应允,如果此时在你面前有一个男人或女人、男孩或女孩,还不认识你,愿他们此时接受你,父啊。这可能是什里夫波特最后一个被记录在册子上的名字。

97

我们低头的时候,这里是否有人想要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完全信服了你所说的是对的;世界正在四分五裂,我们得了不能四分五裂的国。至于我,我还不确定我是不是在那国里。”

不要依赖你是不是有某种情感激动;不要依赖你是不是说了方言。我相信那些事。是的,我相信说方言。但我曾听过魔鬼说方言,又翻出来,写出未知的言语,巫婆,瞧。你不能靠那个。
但如果耶稣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他就会活出自己来,相信神一切的道。因为他不能否认自己,他是道。
呐,如果他是道,他在你里面,那么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告诉你,我实在不能接受那个。我不相信这个,说这些事是给今日的,”这是应许给今日的。哦,我的弟兄,你被迷惑了。某个灵附在你身上,迷惑了你。
98

女士,如果你,或是男士,不管你是谁,如果那些事如此真实、在道上如此真实,即耶稣基督为你受死了;不只是有一个教会或有一大堆情感冲动,而是有一群得到他的灵、活在他里面的人;他的新妇,他的道在那里,所有的道都是真的。你知道它还没有那样藉着你运行,你知道圣经中有一些事是你实在无法相信的;你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吗?现在,每个眼睛都闭上,每个人都低下头,我想知道在这最后的时候是不是……

可能已经过了感动的时候,瞧?因为那时候要到,神的灵就要从地上被取走,就再也没有圣灵了。教会还将继续传道,没错,因为它必须向永远失丧的人传道,就如历代下来每个事工所做的一样。每个事工最后的部分就是向永远失丧的人传道。在他们拒绝接受它之后,将有一个事工向永远失丧的人传道。
99

但如果你心里仍有一点火花,你想要让基督在你里面,让整个世界死去,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在祷告中记念我。”主祝福你。是的,是的,有十或十五只手。我们祷告前还有其他人吗?再过两三分钟,我们就要结束了。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

想一想,想一想,想一想,如果太迟了怎么办?如果你是最后一个主敲你门的人,怎么办?
她正在四分五裂,我们知道这点。你无法呆在这里,这是很确定的事。你无法呆在这里;你要走的。记下来,你要走的。如果你……
100

呐,不要只是激动。不要说:“我属于教会。”你要确定。如果基督没有活在你里面,直到你整个的头脑、心、魂、体……

你,你说:“哦,我想……”你没有自己的想法,弟兄。你们要以基督的心为心!“我想日子不应该是……我想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想神的道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没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基督的心在我们里面,那我们就会认出这道是真理,并且它通过我们活出来。你无能为力,那是基督!
把西瓜的生命取出来,放进南瓜藤里,它就会结西瓜。你无法拦阻它,因为那是它里面的生命。
如果,如果你说:“哦,我不相信这,这道,”那就不是基督的灵。瞧,你里面有别的灵。
101

在我们祷告前还有人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是的,很好。呐,还有别人吗?就一会儿。神祝福你,年轻人。你,女士。你,姐妹。神祝福你,你。好的,还有别人吗?神祝福你,后面的。

现在不要怕;不要害羞。明晚可能就太迟了,瞧?可能今晚心脏就会停止跳动;可能今晚将是你最后一次拒绝它。
102

这里有多少人还没有圣灵的洗,请举起手,你知道你还没有圣灵的?哇!那是你进去的道路。圣灵就是基督。你就是这样被印进天国的,《以弗所书》4章30节,“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救赎的日子来到。”如果你,如果你对这本圣经有想法,认为它不是真的,那么,你里面的灵就不是基督,因为基督就是道。

有个不能震动的国,那就是道。那是不能震动的国。“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如果道在你里面!“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我所做的事,”《约翰福音》12章、14章,“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留意他所做的事是什么,看它末日是不是回到我们身上。他们弃绝了它吗?全世界!这个圣诞节,世界又在四分五裂,就像那个圣诞节一样。
103

我们的天父,今晚这里有许多手举起来了,今晚这一小群人中可能有三、四十只手举起来了,他们知道他们还没有在他们应该在的地方。他们知道你还没有按照限量住在他们里面。可能圣经中有些事,他们说:“我只是……我接受,因为我想,也许应该这样做。”

但是主啊,你应许了你将是道,你现在就是道,“我要到你们那里去,向你们显明自己。”我们发现你的体系,你的体系从未改变。
当你在旧约中来的时候,你说:“道临到先知。”当它临到时,先知说预言,它就成就,因为那是神。
104

现在,我们晓得你差我们出去,差遣我们往普天下去,使万民作门徒,你说:“圣灵降在你们身上,他必使你们想起我教导你们的这些事。”再一次!“并要告诉你们将来的事。”仍然是道!“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晓谕我们。”圣灵自己来了,是书写之道的启示者,和将来之事的指示者!经上说,《希伯来书》4章,“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今天,有罪的和教会成员可以坐在那,看你做同样的事,却称它是邪灵,就像他们在过去的日子所做的。“他们若称家主是别西卜,”我们看到了。
主神啊,现在我们还能做什么呢?这里有饥渴的心举起了手。现在就接受他们,主啊,用你的爱充满每颗心;求你应允。
105

我们低头的时候,如果你们举手的想要走到讲台这里,不要推托,瞧。现在立刻,马上起来,上来这里,站起来。这可能是你领受圣灵的晚上。

朋友们,瞧,这不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它总要结束的;也许现在正在结束,可能已经结束了。但只要你想要渴望去到基督那里,那么,就必定还有东西在那样拉动你。
106

你现在不愿上来站在这里祷告吗?你们渴望上来的,可以走到祭坛旁边,就一会儿,在我们低头的时候。呐,会众正在上来。没错,走到祭坛旁边,说:“世界正在四分五裂,我不想要世界在我里面;我要那不可能四分五裂的天国在我里面。”

耶稣说:“没有一个失落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是的,我要叫他复活。”他应许了,所以,你不可能四分五裂。神要叫他复活。我不在乎他是什么,神要叫他复活。
107

你知道没有一样东西会被人彻底毁灭吗?没有一样东西会被彻底毁灭。你说:“火怎么样呢?它把东西烧毁了。”东西并没有毁灭。只是那里的原子使化学成分分裂了,你从火里得到热量了。它回到了起初的状态,起初的样子:酸、气体、光等等,像原来那样。你不能毁灭任何东西。如果世界存留足够久,它可能又会回到另一张纸或另一棵树,不管你烧掉什么。瞧,你不能毁灭它。神把他造成那样的。

哦,你不能毁灭神的创造物,绝对没错,所以,他岂不更能叫他所应许的复活吗!
你上来吗?现在还有人吗?这里有一小群人,还不到刚才举手的一半。我想当你举手的时候,你真是那个意思,特别是对一篇那样的信息。
108

你们低下头,你们这里有多少人知道这点,你们看见过神就在这讲台上持守他的应许,知道人心里的秘密?他讲的事没有一次不发生的。你知道那是真的。在各地的聚会中,那正是耶稣基督在地上的时候所做的事,他再次做了这事。你知道这点;你晓得这点。我想到了他的医治。

109

两个星期前,在我去纽约之前,一个喉咙得了癌症的女士进来。圣灵在聚会中向她说话。星期天她在那里,用一块布包着癌,她把癌咳出来了。医生看着那癌,说:“生命离开了癌,它就松掉了。”女士把它咳出来了。

另一个女士妇科腺体上长了癌;她那里长了癌,有一张放大的照片,上面有医生的声明。两天后她通过了检查。
110

一个小家伙站在那里,他失去记忆已经好几个月了。他跌倒伤到了后脑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我祷告了一句,然后按手在他身上,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比利·杜克斯。”
我说:“你多大了?”
他说:“九岁,我这是在哪里?”
神的大能!真希望几个星期前你们跟我一同在科罗拉多州,当时所发生的事情,如果你知道那是什么的话,那会震动你的。我们处在末时了,朋友。
不要,再也不要推迟了。上来吧!如果这里还有人,请上来吧。好吗?你愿意上来吗?
111

呐,如果你不上来,瞧,我不能,我……我所能做的就是告诉你真理,瞧,然后就取决于你了。就像挪亚,他进去,方舟在他背后关了,有一阵子什么也没有发生;但世人在外面灭亡了,世人还是照常继续生活,瞧?

彼拉多钉了耶稣十字架后,还是继续生活。过几个晚上,我要传讲这个:“你手上的血,”若主愿意的话。
注意,呐,在我们结束前,还有人吗?
112

现在我要请那些真正奉献给神的、认识神的男人女人下去,站在这里,按手在这些人身上。这可能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了。你们一些奉献给神、认识神的人,上来跟这些人站在一起。他们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粉红色的卡,那表示他们在你们中间是陌生人。我想是的。来吧,按手在他们身上。生命堂的一些人,过来这里。你们这上面的一些弟兄想过来吗?过来吧,这是时候了。你不……你不爱这些人吗?哇!我们的热心去哪里了?那使我们继续前进的东西在哪里呢?出了什么问题?

呐,请会众等一会儿祷告。
113

你们站在这里的人,瞧,不要依赖某个情感,虽然这里面会有情感。不要依赖你会不会说方言。不要想这种事情。神会看顾那些事的,瞧。你祈求耶稣基督进入你的生命中,通过你活出他自己来。你不要再有自己的思想。你要他的思想。“你们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哦,这是……

这个,哦,你会最后一次听见这些事。呐,瞧,我要底下所有的会众起立。呐,你们上来这里寻求圣灵洗的亲爱的人,明天是感恩节,明天不用上班。这是你的魂,弟兄、姐妹。这是你永恒的目的地。这个,要么现在,要么就永远没有了。只要你感觉到那个小小的拉动!想一想这些真理,它们就摆在我们面前。不要在那些事上死了,各位。这是真实的,每次都被证明是真实的、完全的,是被证实的道!
114

我正看着一个站在这里的男人。我想不起他的名字。我相信是布莱尔,布莱尔牧师。不久前,我在温泉城,我发现底下会众中,那人坐在那里,一个邪灵试图去到那人那里,使他怀疑我。留意发生的事。我说:“有一天你可能需要我,瞧。”才几个星期前,他妻子打电话给我,那人快死了,瞧?

那人接受了,他知道那是魔鬼试图让他相信那些事只不过是某种骗局之类的东西。“但他怎么知道呢?”他想。所以后来他……藉着祷告,我们把邪灵从他身上赶出去了。
115

几个星期前,瞧,撒但知道那个时候要到,他会躺在那里,身体肿胀什么的,我相信他妻子说,发高烧,神志不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身体里某种感染,使身体的一侧胀起来。他可爱的妻子在图森打电话给我。我说:“姐妹,你有一块手帕吗?”我相信她那里有别的东西,一块小围巾什么的。我说:“我能看见它。拿这块围巾,奉主耶稣的名放在布莱尔弟兄身上。”是他请他妻子打的电话。

如果撒但成功使他不信,又知道他会在那里,会怎么样呢?今晚他就不会站在这里,把圣经放在心窝上了,瞧?
那是撒但试图使你不信这道。没错。你不要听他的。记住,“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瞧,这些事被证明了是那样的。
呐,让我们所有的人,你们在祭坛上的,让我们举起手,说:“主耶稣,现在请帮助我。”每个人都祷告。
116

我们的天父,我们聚集在这里,神啊,对这些站在这里的人来说,这是生与死之间。让圣灵此时进入他们的心里。愿那带他们来到这祭坛的神的大能降临,愿它在基督的复活中临到他们,赐给他们正在寻求的那伟大永生。主啊,各地的教会都快死了,属灵的水似乎从地上被取走了。当还有一个机会让这些人来到血泉底下时,主啊,求你应允,今晚愿他们焦干的、渴求神的魂,此时被圣灵充满。主啊,求你应允。让你的怜悯和恩典降在他们身上。

117

呐,继续低着头,继续祷告,只要继续祷告。每个人,只要继续祷告。我为你们祷告。我要做我所能的一切,但我无法赐给你圣灵。神必须做这事。瞧,使基督成型在你心里。当你闭上眼睛时,去寻找他,看你能不能看到基督就在你眼前。然后直接走进他里面,说:“主耶稣啊,我在这里。从今以后,你和我要成为一。我要接受你今晚告诉我的一切话。”只要呆在那里,只要继续呆着,不管是今晚、明天、后天,只要呆着,直到它成就了,祷告,相信神必用圣灵的洗充满你。

来这里,唐,带他们做个祷告。神祝福你,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