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124M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1

维尔弟兄,主祝福你。朋友们,早上好。我总是迟到。比利告诉我说今天有差不多三十个人要跟我私下里面谈,而我只见了两个,我想可能是两三个。我实在没办法跟所有的人见面。你们知道,有些人在等候,在要求见面的名单上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主也确实通过这些见面行了很多的奇事。哦,他是我们的神,对吗?

2

我肯定,大家今天早上都知道,这个国家发生了一件令人极其悲痛的事,那就是我们的总统肯尼迪先生去世了。尽管我不同意他的政治和宗教,但他也不该这么死去。不应该。他留下了那些小孩子,他们没有了爸爸。孩子的母亲,肯尼迪太太,尽管我坚决不同意她的所作所为;但记住,她毕竟是个母亲。她刚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她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她丈夫就倒在她腿上,她自己丈夫的鲜血溅到她的腿上。这太可怕了。

你有没有想过……有时候我们认为肯尼迪太太,她的服饰啊等等的东西,领导了这个国家潮流。这也许是事实,但你知道吗?肯尼迪太太从来没有听过我所传讲的,有关那方面的信息。如果她听过一次那样的信息,也许她就不会那么做了;而我们有些姐妹即使听了这些信息,却还是不愿照着去做。看到吗?明白吗?肯尼迪太太在天主教的家庭长大,她只知道那些东西。我并不是反对这点,那是个体系。我并不是反对人,不是反对天主教徒;而是那个体系,天主教的体系。就像长老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教派以及其它任何教派一样,问题是那个体系,而不是里面的人。
我想,作为总统,肯尼迪先生干得不错。我很同情他的太太。对这事我感到非常痛心,在我们这个国家竟然……我们这个国家竟然有这种暴徒,干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
3

如果你不同意某个人,那你就保留自己的意见,没有理由因为那样的事就把别人杀了。那些小家伙,其中一个小家伙说:“再也没有人跟我玩了。爸爸走了。”看到吗?我总是在想,有一天我可能也会这样。你们知道,有几次差点就发生了。我被射……在国外他们要用身体挡着我,以防止有人从远处开枪打我。

所以一个人要是那么死……当一个人有了种种的荣耀时,他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明白吗?我想,美国总统中平均每四个里面就有一个被暗杀。对此我感到非常痛心。美国竟会有人干出这种的事来,真是耻辱!
正如我说过的,我不同意他的政治主张,我不同意他对一些事情的作法。但你要知道,他也是个人。还有,我也不同意他所在的那个宗教体系。我肯定不会同意那种东西,但他是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所以也只能这样。正如我说过的,如果他听到过别的教导,那也许就不一样了。
4

每当我们中的哪个人死了,或者出了别的什么事,我们会做一件事,即使……我想作为美国的一个教会,作为美国的一个肢体……是美国人民选举了肯尼迪先生作总统。这是为什么我们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我并没有投肯尼迪先生的票,我投的是尼克松先生,因为我本人认识尼克松先生。我喜欢他,我是出于个人原因才投他的票,因为我喜欢他。但美国这个国家的人们,也就是我的同胞们,他们选举了肯尼迪先生。既然他们这么做了,那这就是他们跟神之间的事了,就是这样。

5

但我想到的却是这位母亲,她是一个人,是孩子们的妈—肯尼迪太太。那咱们站起来为她祷告好吗?

主耶稣啊,我们是人,我们彼此间都是有感情的。主啊,我们感到很难过,我们的总统就这么被人残酷地谋杀了。我们更难过的是,我们的国家居然到了这么一个地步;我们国家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人,会凶残地谋杀一个人,就像他们前不久枪杀了一个黑人弟兄,就因为种族歧视而残酷地杀害了他。
主啊,我们当中竟然有这种人,真是让我们难过。这都是我们的罪恶所导致的。我们为总统的妻子—肯尼迪太太祷告。我们知道他的孩子们都很爱他们的爸爸,几天前当他离开这些孩子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兴高采烈的男人,跟孩子们在地上打滚,玩耍。但现在他们却没有爸爸了。还有这个女人,他的妻子,她自己的丈夫倒在她的腿上,血溅了她一身。当时她正在照顾自己的孩子……
6

主啊,尽管我们相信这个女人在服装等方面,给这个国家树立了一个错误的榜样,但那也是整个美国人的错误。他们就想要这种东西。今天早上,我们为肯尼迪太太祷告,求你帮助她。愿她在这丧失亲人的痛苦中,能够认识到什么是真理:就是耶稣基督。主啊,求你应允,惟有你能在这悲痛的时刻,给她平安和安慰。

主啊,我们全心地祈求你帮助我们,使我们继续发光。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去影响其他的人;但求你让我们放射出基督的光芒,直到他再来。到时,那位公义的,群羊的大牧者,他将追讨所有的罪恶,他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把自己交托在你的手中,求你的爱和怜悯临到我们,直到那日。奉耶稣的名,阿们。
7

是的,我认为任何人都不该这么死去。林肯先生不该这么死,麦金利先生不该这么死,休伊·郎也不该这么死,他们谁都不该这么死。我不信这种东西,这是谋杀!是罪恶!我们的孩子们不是为了这种东西,而跑到海外去争战;我们的国旗不是为这种东西升起;我们也不是为了这种东西而成为美国的公民,不!尽管我们的国家被罪恶捆绑,扭曲,正是这些罪恶导致了这种事情,是罪!

8

今天我准备教导主日学,还有一些事情我想对这个教会说。首先,我要请你们原谅,礼拜天早上我占用了你们这么长的时间来讲这些信息。还有,若主愿意……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在自己人当中,所以我就尽我所知的,极其严厉地教导这些教训。这些教训我是不会在别的地方讲的,在别的地方我只会讲一些基要的福音。但这些严厉的教训,我是不会在别的地方讲的。所以有时我不得不用两、三个小时才能讲完我的信息。有时,我要把你们留到十二点半,甚至一点。但这跟我以前比还差远了,以前有的时候我差不多一晚上都呆在这儿。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晚上八点开始,直到第二天凌晨两到三点钟才散会,回家。是的。

9

等我跟你们在一块的时候,我会试着讲一些短点的道,而不是这些很长的教导。即使要讲的话,我也会提前通知你们,因为我想紧跟着第六个印,就该讲七个号了。当第六印的时候,所有七个号一时间都吹响了。你看到吗?所以我想在主来之前,或者在我去之前,不管怎么样吧,我要把这七个号的信息传给这教会,如果我能的话。

如果我们讲七号的话,我会提前通知大家。像我们今早看到的,厅里墙边上,到处都挤满了人。我们可能会找一个地方,我们可能会租到前边那个地方,那儿能坐大概三千人。那个学校的大礼堂很不错,就在我们前边。我们争取去那个学校里讲七号。你瞧,要是那样的话,座位就足够了,那我们就能让大家都进去听道了。
10

我想再说一下我们在纽约聚会的情况,那次聚会真是太好了。聚会是在莫里斯礼堂。每天晚上我们都得让一些人回去,因为那里人实在太拥挤了。那地方的主人……按照消防条例,如果我们把那些人都挤进礼堂的话,那他们就得把礼堂给关闭了,所以我们只好把人们往外赶。那些出去的人仍然在街上来回转,祷告也许有人累了起来出去,这样他们就可以进来坐下。只要有一个人,他们就在外面等着有人出来,好进去。当有人起来想早点回家,那他们就让站在离门口最近的那个人进去。然后他们就进来,能听多少是多少。不管怎么样他们也来。他们是一群非常好的人。我相信这世界……基督教会都在渴慕神。

11

我相信……(谢谢你,弟兄。)我相信神会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能聚在一起,来传讲那七个号。你们知道,我喜欢让圣灵带领我行事。

后来在全福音商人会的早餐会上……我想他们那里的分会,通常有五十到一百人参加早餐会。但那天早上,他们卖出了一千七百张票,其余的都得站着。整个地方全都满了,所有的走廊、墙边、楼梯上都站满了人。有一些著名的传道人,还有一些神甫啊等等的人都来听信息。我想……我相信这对他们会有一些帮助的,可能比我们想的还要大。
12

今晚,如果主愿意,今天晚上我还会讲一个信息,你们与基督之间的关系这样一个主题,时间不会很长。我想七点半能上台开始讲,如果……你们通常是几点开始,七点半吗?哦……七点,那我就七点半上来,若是神的旨意,我想八点半应该可以讲完。我会争取讲快一些,我准备开始实践了。

13

另有一件事,如果这里有新来的人,他们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大家都笑了,因为我想早点讲完,可总是不行。这就像……我希望这听起来不会让你们觉得是亵渎,但我妈妈经常说,当人们像这样聚集在一起的时候,那就像“大冷天早晨的糖浆”。你知道,就是特别稠,流得也特别慢。所以我也是这样,我会让这些信息“流”得很慢,因为神的“糖浆”特别甜,把咱们都给粘到一块儿了。我不想要别的,我就想让它这样。我记得,我们以前经常起立唱的那首歌:

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我们离别之时,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希望再会有期!
我相信这永远都是我们的目标。自那时候起,许多老圣徒已经睡了,但是我们的心却还是连在一起。我想到,那天早上我在异象中看到他们都在那里,那些年轻男女蒙福,满有荣耀的形状,他们看起来就像他们以前在地上的时候一样。我想他们一定在等待着我们。只要神愿意,总有一天我们会加入他们的行列。
14

记住今天晚上的聚会,从七点钟开始唱歌,而不是七点半。下个星期我会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的“生命堂”,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什里夫波特。我估计他们可能想租用街对面的那个大礼堂。摩尔弟兄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说因为这次是年会,所以他们预计会有很多人来参加。

15

在我读经之前,我想作一个小见证。几天前坐在这里的一个女士,她……我要告诉你们,一个人为另一个人祷告,它的作用有多大!当时我从讲台上偶然往下一看,看到一个女士,就是玛吉·考克斯,她是罗德尼·考克斯弟兄的太太,坐在下面。我想应该是上个星期,当时我们在这儿聚会,圣灵正在这所房子里分辨人心。你知道人们是怎么说的。她就坐在……她当时就坐在这里。但她坐得很远,我远远望去,看到圣灵叫出一个女士出来,她患了糖尿病。玛吉……在异象中我看到的是玛吉。玛吉站在那里,我往下看时看到她……我想……我当时正在看另外一个女人,玛吉出现在异象中,但那道光却是在另外一个女人头上。

于是我继续观察着,我想,要是我叫玛吉的话,那他们肯定会说:“当然了,那是……”是的,人们都认得他们,他们会说:“她丈夫是他的好朋友嘛!他们生活在一起,睡在一起,一起打猎等等。他当然知道那件事。”但玛吉本人并不知道,于是我就叫了另外一个女士,我相信这个姐妹是从芝加哥来的,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16

但后来,玛吉的工厂对工人进行体检,检查出玛吉患了糖尿病。于是前天,玛吉因为糖尿病就去看医生。在路上她碰到了我,并跟我提到了这事。然后我提醒她说:“玛吉姐妹,你过来。”我就告诉她,说她双手麻木,很难受等等。她几乎从早到晚都在工作,她是一位贤妻良母,帮助她丈夫来付盖房子的费用。她的妹妹内莉,还有罗德尼的兄弟,以及罗德尼的兄弟查理的太太,他们全都在那个工厂里拼了命地工作,还要忍受人的责备。她们留了长头发,不化装等等,就像我们成为基督徒后所做的那样。我相信应该将荣誉归给那些配得过的人。我心里对这两位年轻的姐妹非常地敬佩。

我握着玛吉的手为她祷告后,她就去到医生那里,但医生却连一点糖尿病的痕迹都找不到了。全都消失了,不存在了。那天我叫上来的那位女士,她当时就坐在这个地方。这位姐妹叫布鲁斯,今天上午我没见到她,但她从来都……她是一位祷告很多的姐妹,这个女人进来……上次我在这儿的时候,他们没有分发祷告卡,所以也就没有人排队祷告。
17

当时圣灵正在呼召会众。这位布鲁斯姐妹曾经得过癌症,后来得了医治,所以她对其他的病人特别有负担,总是为别人祷告。有一个从路易斯维尔来的女士快死了,得了喉癌。当布鲁斯姐妹祷告的时候,圣灵直接就去到那个女人那里,叫出她来,无论圣灵做了什么,告诉她的名字,说出她是谁,得了什么病,说她得了癌症,并说她会好的。后来那个女士就回家了。几天之后,她开始感到窒息,差点没噎死。她的喉咙肿得老大。她就大咳了一声,那个癌肿瘤一下子就给咳了出来,她痊愈了。看到吗?

18

这是因为(你瞧?),那个肿瘤就是那个恶性肿瘤,它里面是有生命的,明白吗?癌症这个词,在医学上被称为“螃蟹”,就是有许多条腿的意思。就像你从海里捞上来的螃蟹,它能吸你的血。这个长在她喉咙里的恶性肿瘤有一个……这个癌症就是这样。你瞧,我不是在对付肿瘤,我是在对付肿瘤里的那个生命。明白吗?我们对付的是那个在肿瘤里的生命,“奉我的名你们可以赶鬼。”“魔鬼”这个词的意思就是“折磨者”,在这里就是折磨人的身体,这是一个魔鬼。

19

当肿瘤里的生命出去了之后,这个肿瘤肯定就会开始膨胀。就像一条被压死在马路上的小狗之类的动物,你要是让它在太阳底下晒几天,那它就会胀到两倍那么大。这就是为什么那个女人的病情开始恶化。我已经解释过好多次了,如果你病情恶化了,那这正是你得了医治的迹象。明白吗?她病情不断地恶化,因为肿胀噎得她很难受。但肿瘤被松开了,它的生命已经出去了。她就像这样咳嗽……[伯兰罕弟兄咳嗽]就像这样,跟着那个肿瘤就弹了出来,跟她身体的其它部分脱离了开来。这个坏死了的部分,只是一块肉而已,它里面没有生命,癌症已经离开了,于是它就跳了出来,逃走了。

20

所以这就是……那个肿瘤离开了。这不是说那个魔鬼出来了,而是魔鬼住的房子。它出来是因为这个女人对所告诉她的话语有信心。她知道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正是信心杀死了癌细胞,把它的生命拿掉了。这位妇人也许去到医生那里检查,医生说:“瞎说,那个肿瘤还是原封不动地呆在那儿。”没错,那个肿瘤是还在那儿,但它的生命却不在那儿了。

21

但要是换了别的部位,是没有办法排出来的,那又怎么办呢?是这个照片吗?[内维尔弟兄和伯兰罕弟兄讲话]这就是印第安那州斯普林维尔的贝克尔太太在祷告之后,肿瘤出来的照片。这就是那个肿瘤的照片。瞧,这就是魔鬼居住的身体,就像你住在……你住在这个身体里面,不管是大人,是小孩,是红头发,还是黑头发,不管是什么身体。明白吗?要么是魔鬼居住在这个身体里,要么是基督居住在这个身体里。当你的生命离开你的身体之后,你的身体还是在地上,明白吗?但生命却不在里面了。当生命离开后,身体却还在那里。这个肿瘤从她的身体里被“切”了下来并被赶了出去,这块肉出去了。但如果它是长在没有办法排出去的部位,那你的心脏就必须拾起那些死去的细胞,通过每一次的心跳来洁净血液。这会导致发烧啊等等的病症,因为那是感染。你们明白吗?你的心脏必须……我想是当血液流经心脏的时候,心脏就把血液洁净了,对吗,道奇姐妹?我想是的。心脏跳动的时候,就洁净了……(你们知道,她是一位护士,还有坐在她前面的那位也是)……它拾起……这就是因为感染而引起发烧的原因。因为它感染了,于是就引起了发烧。

22

人们……你们看,这取决于你的信心,决不是你的感觉。决不是说,要是这样我就怎么怎么样,也决不是说我的手要是没有好那怎么办。这些都没有半点的关系。关键是取决于我的信心。明白吗?我们凭着信心看到在我们面前有一个完全得医治的人,然后我们就一步一步朝那儿走,直到你走进那个人里面,跟着他一起走下去。明白吗?是的。这才有用,是你的信心,而不是你的感觉,是你的信心使你得医治。我们感谢赞美神。

23

现在,让我们一起祷告。我这儿有一个主题是需要大家认真思考一会儿的,愿神藉着这个题目来在我们身上工作。如果你们中的一些人今天早上要回去,不能参加今天晚上的聚会,那么若主愿意,我想再回来……我们一家准备在圣诞节放假的时候回来。圣诞节后的礼拜天,如果是主的旨意,我想在这个圣堂里传讲我的圣诞节信息,是在圣诞节后的礼拜天。若是主的旨意,那题目就是“街头的流浪汉”。今天上午在读经之前,先让我们低头祷告。

24

主耶稣啊,求你在这个时候亲近我们。我们知道这个小教会的难处,许多人站着。我们来这儿,不是因为这个地方很舒服,能让我们的身体觉得舒服,因为这里根本不舒服。我们来这儿,也不是要让人看我们,我们来这儿是因为我们感受到了你的同在。我们知道你在这儿,我们来这儿是为了要得到纠正。我们来到这里,知道我们是到了神的家,在这里真是好。不管有多不舒服,大家都站着,这么拥挤,但我们来这儿,是因为我们感觉到神在这里。

那天晚上,保罗讲了整个晚上的道,那个男孩子也必定有同样的感觉。他讲的信息一定很长,说不定他从太阳一下山一直讲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一个年青人坐在高处,结果掉了下来,大家以为他死了。保罗伏在他身上,那在这位使者身上的神的灵,又将生命的灵重新带回到这个孩子的身体里。保罗说:“他会没事的。”于是这个年青人就活了。
神留心保罗所说的话。神啊,今天早上,我们也留心圣灵要向我们的心所说的话。我们求你为我们每个人掰开这生命的饼,好叫我们离开这里时,叫我们离开这房子的时候,不再是我们进来时的老样子。愿基督徒与你更亲近,愿罪人今天回转,愿病人得医治,愿神的国临近我们甚至进到我们里面。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等候他的灵把他的话语赐给我们。阿们。
25

现在,让我们读一些经文。神的道永远是正确的。我看到你们每个人都很照顾那些站着的人,我看到有些人站起来把座位让给别人,这很好。我真希望我们能有多一点空间,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办不到。

我们翻到《马太福音》27章,我们从11节读起,然后我们要讲这个主题:
11耶稣站在巡抚面前,巡抚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说:“你说的是。”12他被祭司长和长老控告的时候,什么都不回答。13彼拉多就对他说:“他们作见证告你这么多的事,你没有听见吗?”14耶稣仍不回答,连一句话也不说,以致巡抚甚觉希奇。15巡抚有一个常例,每逢这节期,随众人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16当时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17众人聚集的时候,彼拉多就对他们说:“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是巴拉巴呢?是称为基督的耶稣呢?”18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19正坐堂的时候,他的夫人打发人来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20祭司长和长老挑唆众人,求释放巴拉巴,除灭耶稣。21巡抚对众人说:“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呢?”(想一想这点。)他们说:“巴拉巴。”22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23巡抚说:“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地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24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25众人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26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
26

何等可悲的一幅图画啊。我要给这篇道起一个题目,如果你们想给它一个书面或口头的标题的话,那录音带的标题可以是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我想用的副标题,这是主题,我想用的副标题是“当耶稣在你手中时”,当耶稣在你手中时,你该怎么办?

27

今天早上我们的场景先从审判的公堂开始,巡抚彼拉多被叫上场,来审判。一大早,天还没亮,他被人从睡梦中喊醒,升堂来听审这个人的官司。

这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要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他没有作错什么,他们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他也回答了他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但时候到了,必须是这样。
任何事情的背后若是没有什么东西导致它这样,是不可能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的发生一定都是有原因的,当然这是因为在里面的灵,在人类里面的灵,驱使着他这么做。事情的背后一定有某种动机,某种目的,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些事情之所以发生在这个世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身上……事情这么发生的原因,是因为到了它发生的那个时候了。看到吗?必须是那样的,无法避免。必须是那个时候。耶稣绝对是一字不差地按照神的话语所预言他要来的方式来到了世上。他绝对准确地做了神的道所说他要做的事。他活出的生命也是这样,神显明或者说是把那个时候的种子彰显了出来。
28

记住,神……圣经从《创世记》开始,到《启示录》结束。现在,我要你们明白这样一个功课,就是……看,在圣经中提到了每一个世代要发生的事,每一个世代。就如但以理看到并为尼布甲尼撒王解梦,说到外邦的国度要如何介入,又怎么衰败,怎么退出。每一个民族,还有那些国家……后来外邦的势力控制了世界,都一字不差地按照异象中所说它们要发生的方式应验了。

29

当尼布甲尼撒王(就是那个金头)被取缔后,玛代波斯帝国就上台了。他们的特性跟那些材料的特性绝对吻合,符合先知所说的。尼布甲尼撒是金头,他是最强大的,也是第一个国度。然后是玛代波斯帝国被象征为银的,然后一直下去到腿,就是……是铜。每一个金属都变得越来越硬,金子是最软的,最后以铁告终,铁是这些金属中最硬的。这些王国的出现,按照它们的特性都绝对照着先知所预言的应验了。他在做什么?他在撒下一粒种子,好让列国可以看见,每当一个国度被引入的时候,这个国度必须得按照神的话所说的去做。

30

然后,弥赛亚出现了。当基督出现的时候,他必须要应验神的道预言要成就的事,就是先知所说他要成就的事。摩西说:“他是一位,他将是一位像我一样的先知。”如果你们有……我们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就可以通过预表,让你们看到在那个伟大的时候,当以色列人在埃及被奴役的时候,摩西是怎么样一生下来,就是一个奇特的婴孩。他是怎么出现的,怎么长大的,怎么被藏在芦苇里;后来又怎么样成了一位领袖,上山领受了律法,又回来。他不仅是一位领袖,而且还是个祭司,是一位王,是个统治者。所有这些事都完全是基督的预表。摩西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申18:15]看到吗?

31

当基督降世时,以色列人又一次处在罗马帝国的奴役之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一出生就是一个奇特的婴孩。后来他怎样长大,怎样到山上,然后从山上下来,说:“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偷盗。’你们听见他们说:’不可奸淫。’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他是律法的颁布者,一位王,祭司,先知,完全跟摩西一样。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必须应验,那段时间就是专门给这位弥赛亚的生命所预备的,而且完美地被印证了。

在这段时间里,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教导这种长篇的讲道,我要你们认真听明白。
32

当神的道为了这个特定的世代被说出时,那就得有人兴起来成就那个道,因为神已经说出了他的道。这是那个说出之道的印证。耶稣符合了所有的预言,他是神的道印证了的弥赛亚。绝对是。圣经里也有对这个末世说的话,这些话必须活出来。

33

我们发现,在我们主的那个时代,当他被带到彼拉多的公堂以前,教会就已经拒绝了他。自从他的事工开始向那些人发预言并宣讲有关神话语的真理那一天起,他们就拒绝了他。他们不明白,作为一个人,他怎么可能知道别人心里所想的。他们也不知道,道就是神。圣经说:“神的道能辨明人心中的主意和思念。”[来4:12]

他们想要说耶稣是个邪灵。耶稣说:“我赦免你们这么说,但当圣灵来行同样的事时,说一句干犯圣灵的话,就永不能得赦免。”[可3:28-29]耶稣对这个时代所发的预言,必须得有什么东西使这个预言成为活的。当这预言活过来的时候,它会跟人们所想的大不相同,只有选民能明白。一向都是如此,只有选民才能看到,因为他们是蒙拣选的并被预定要看到这一切。
34

所以,它不可能……没有别的方法,耶稣说:“你不能到我这里来,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37]明白吗?没有别的方法。耶稣说:“你们有眼睛却不能看见,有耳朵,却不能听见。以赛亚对你们所说的预言岂不正对吗?”[太13:14-15]明白吗?以赛亚的预言“发芽”了,彰显了。在这里的,还有听磁带的,你们不要忘了,神的道必须彰显出来,神有责任看到他的道显现出来。

正如施洗约翰被预定成为基督来时的先锋,就必定会有人起来接受那个位置。神的道必须应验。
35

当耶稣作为被膏的弥赛亚来到世上,准确地行了神的道说他要行的事情时,犹太人却在寻找别的东西,寻找一位手中握着铁杖的君王,(那是以后遥远的事了!)但耶稣却成就了神的每一句话。有一天耶稣在迦百农,他拿起圣经来读,你们注意到吗?他只读了那经文的一部分就把书放了下来,说:“今天这经应验了。”[路4:17-21;赛61:1-2]

36

当时他来是要传讲禧年的。他为什么不把余下的经文也读完呢?因为后面说的是他另外一次的到来,当时的那些人没有必要知道这个。那是他将来要进入的时代,但对于当时他所处的时代……所以他可以说:“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眼前了。就在这儿,你们看见了,传悦纳人的时节,安慰悲伤的人,使病人得医治。”这正是他来世上的目的。剩下的那部分是讲到审判外邦人等等的事,是下一步才应验的。瞧,外邦人必须得先拒绝他。

37

现在,讲到钉十字架,今天我们讲的主题是耶稣在你的手上。神的道已经彻底被印证了,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基督就是神话语的答案。文士在哪里?明白吗?神已经把道明摆在那儿,让那些传道人去学习。但你看,他们却接受别人对道所说的话,听某群人怎么说。

他们对真理瞎了眼,当真理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却看不见。但你们知道,神是公义的,他把他的道写在那儿,他把它写在圣经上,说到这个时代要发生的事。所以他的道一定会应验。但那些不被预定的人,却永远也不能明白。他们把它全都给搞混了,以前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他们从来也不知道那就是耶稣。
38

通过那些迹象表明,他就是那个时代的使者,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他的先知说过,他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不配,但现在他就站在你们中间。”[约3:30;太3:11]约翰说:“他将要来。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果子的树就要从林子里,从葡萄园里,或从果园里给砍出来,再也不能留在那儿。”[太3:10]

39

我们看到后来事情果然都照着神所说的方式应验了。耶稣能辨别人心中的意念,他是一位先知。他所预言的每一件事,都照着他所说的,准确地应验了。他说:“我要上耶路撒冷去,要在那里被交在罪人手里。他们要任意恶待他,他要被钉十字架,第三天他要复活。”[太16:21]但他说:“不要告诉任何人。”他把这些事向他们蒙蔽起来,以致他们无法明白,直到事情成就。

40

许多时候,神让我们变瞎,直到我们需要的时候才给我们看见。他让我们对今天所看到的事瞎眼,但现在正是我们需要这启示来证明我们所处时代的时候了。明白吗?我们的父亲不明白这些事,圣经说,他们不知道这些事,因为这事被隐藏了起来。但到了这最后的时候,这些事要向神的儿子们显现出来。这些事会显现出来,在地上显明神的荣耀和赞美。但以理论到末世时,他说:“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但11:32]圣经里有太多的经文都是跟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这个时代连在一起的。将会有一个多么邪恶、迷惑人的时代出现在地上,而我们现在所处的,绝对准确地应验了经上所说的。

41

犹太人,他们本来被赐给了机会看到他们的弥赛亚,但他们拒绝了他。今天也是一样,一模一样。神给了我们同样的机会,因为神要是不先警告我们,那他就不能审判我们;否则他的审判就是不公义的。就好像一个人在路上开快车,你把他停下来,说:“那路上有个坑,你要是再开这么快的话,那你就没命了。”

他们会说:“别瞎说啦,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那你看,他的血就不能归到你身上,因为你已经清楚地警告过他了。神也藉着他的道做了同样的事。神已经清楚地警告人们,审判就要来了,并且在圣经中预言了要在那个时代出现的各种神迹奇事。神展示给他们看了,但人们却还是我行我素。一个人要去地狱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得玩了命才能下地狱。当你第一次撒谎时,你知道是错的。你第一次抽烟时,你也知道是错的。你第一次做错事时,你也知道是错的。你的良知告诉你那是错的,但你却连续不断地“闯红灯”,“冲路障”。你不顾后果,无论如何也要干下去,为了要表明你是个好汉。明白吗?但你要记住,你是硬着颈项往地狱里冲,下地狱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42

你必须要拒绝真理。在你出事之前你一定得先闯红灯。在你出车祸之前,你一定是在路上……警报已经亮起来了,但你还自以为是,今天的世人就是这样。他比别人知道的更多,他不想听审判即将来临的警告。那些拒绝基督的人……

43

现在,注意。他们接受的不是基督而是……想想当时的教会,那些瞎眼的人。他们本来已经拒绝了一个公开的杀人犯,巴拉巴。这人已经被证实是杀人犯,就等着审判了。他被证实是个杀人犯,是个恶人。但就因为那个耶稣的生命……他挑战那些人,说:“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罪就是不信)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岂没有告诉你们圣经的真理吗?圣经本身已经说到我了,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里面有永生。但在这个时代,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8:46;10:37-38;5:39]

44

但他们却说:“他把自己当神了,他把自己当成了个什么东西。”他没有把自己当作任何东西!是神使他成为神。他本来就是神,他成就了经上所说的,他没有把自己当作任何东西,是神使他成为这个样子。这是因为神的话应验的时候到了,但他们却看不见,因为这话反对他们的宗派思想,反对他们已经建立起来的对基督的认识。他们太瞎眼了,看不见神的话。

45

不但如此,要想除掉这个人,他们就必须得先接受一个杀人犯,一个公开危害……他是一个危害社会的人,对他们来说他是一个危害,一个杀人犯。因着他们拒绝了基督,他们就必须得接受这样一个人。任何一个男人或女人,在他们接受错误之前,他们必须得先拒绝正确。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是有规律的。在你接受错误的东西之前,你必须得先拒绝正确的东西。就像我刚才说的,你要是不想撒谎……你撒谎,是对你的公断撒谎。你撒谎,是对你的良心撒谎。你撒谎,是对你父母教导你要做的事撒谎,甚至本性也指示你不应该撒谎。所以,要拒绝真理,你就必须得接受谎言。在你接受谎言之前,你必须得先拒绝真理。明白吗?

46

这些人正是这样做的。他们已经拒绝了真理,而他就是真理,“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在我们面前彰显。”[约14:16;1:1,14]《提摩太前书》3:16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我们的手摸过。是神,耶和华!这太奇妙了!

想到这位神,他将太阳系安置在太空中,造出比这个世界要大一千倍的众星,单是想一想这点就令人吃惊了。如果这众星中的一个星球以每小时一万英里的速度向我们的地球飞来,那就得要一亿年才能到这,它太远了。天上的两颗星星,看起来好像只有一寸远,其实它们之间的距离比我们跟它们之间的距离还远呢,而且它们每一个星星都守着自己的位置。那伟大的星系,哦!神的浩瀚无边,他造出这些东西。它们一个一个地彼此托住对方,这就是为什么它们能呆在各自位置上的原因。如果它们离了本位,那整个宇宙就要崩溃。
在伊甸园里正是发生了这种事,因为夏娃不遵守神的吩咐而离了本位,整个人类就堕落了。今天的问题也出在这儿。我们不应该让组织、宗派之类的东西把我们分开,我们应该是神的儿女,把这世界的伟大星系连结在一起。
47

上个星期我在纽约听了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所引述或讲说的信息,他被称为“时代的大脑”。我听了他的讲座,然后我又去听了诺曼·文森特·皮尔的心理学讲座,他讲到人们该怎么做,怎么行,又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他们。爱因斯坦讲到在宇宙中一个众星中的星系。他说如果一个人能以光的速度去旅行。我想……什么来着?八万六千……光每秒钟能走十八万六千英里,要是把它换算成五分钟,那得有几百万,几十亿英里。你要用一亿两千万光年才能去到那个星系。然后你要用一亿两千……哦,是一亿五千万年,你要用一亿五千万年去,再用一亿五千万年回来。

后来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他们去了再回来……事实上,你要用三百万年……哦,是三亿年,你要用三亿年走个来回。当你回到地球的时候,实际上你只是离开了五十年而已。因为你进入了永恒,永恒是没有尽头的。
48

你想,这位神,他创造了所有这一切并使之各就各位,又说到了这一切,竟然下来成了肉身住在我们当中,为要救赎我们。他的伟大同在对我们来说将是何等的荣幸!他在末日站在这充满罪恶的地上,来证明他的道是真实的,因为他要对自己的道负责。阿们!这是那位全能神的主权和公义,这些都掌管在他的手中。

49

注意,这些国家……教会必须得先拒绝他的道。然后当教会拒绝了他的道,说他是别西卜,是邪灵之后,这道就被带到了官府面前,结果使得整个人类都被定了罪。今天上午我们看到耶稣被带到罗马的巡抚彼拉多面前受审。我们看到先是教会拒绝了他,因为他们不相信他的信息,他们不晓得神的道。

50

耶稣告诉他们:“你们若是听摩西的话,就该相信我的话,因为摩西就是指着我说的。”[约5:46]看到了吗?这道,先知……主临到先知[摩3:7],先知为那将要到来的时刻说出神的道。在这里神的道显明了出来,他说:“你们说你们认识摩西,还说他是带领你们的,但你们根本不认识摩西,你们不晓得他的话语。”换句话说就是,“我是那个道,我就是那显明了的道,就是摩西所说要来的道,但你们却要定我的罪。”看到吗?因着他们的遗传,教会定了他的罪。明白吗?

51

这时,我们看到他站在了彼拉多面前,藉着那个时代的使者,他被彻底地证明并显明给了那时的教会。他们本来有机会看到并相信,但他们却拒绝了。他们为什么拒绝呢?他们当中很多人想相信他,但他们的传统,不是人,是他们的传统……

52

你看,就像夜间来见耶稣的尼哥底母,他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作师傅的。我们知道你是从神来的,因为你所行的,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约3:1-2]他所说的“我们”是指谁?是教会,法利赛人,那个时代的领袖们。“我们知道,我们完全信服了你就是那一位。”但为什么他们不接纳他呢?是因为他们的体系。我要让这一点牢牢地扎根在你们里面,因为我要讲的就是这个。明白吗?正是他们已经加入的那个体系使得他们动弹不得,尽管他们确实看到了他就是弥赛亚,但那个跟他们挂了钩的体系却不让他们接受这位弥赛亚。你们明白了吗?我要问这里看得见的会众,你们有多少人明白了我所说的?请举手。好的。是体系。他们相信他是从神那里来,他们知道。

53

我想说,今天也是一样。我们看到了今天应该发生的事情,我们看到了,但那个体系却不让人们接受它。他们完全被这个体系洗了脑。瞧,这不是因为人,而是那个体系。就像我所说的那位被暗杀的总统一样。不是因为人,据我所知,他是一个好人。据我所知,他从没有做过什么邪恶的事。问题是那个体系,不是人,是体系。

不是那些犹太人,而是他们的体系。是他们的体系定了耶稣的罪,因为他们的体系不能容忍他。你们明白吗?今天也发生了同样的事。他们宁可选择一个作乱杀人的公敌。但这个这案子把政府也卷了进来,所以必须得由政府来宣布判决,因为涉及人命的官司必须得通过政府。政府不允许他们乱来,因为当时以色列人正处在罗马的管辖之下,不管教会怎样说:“我们要杀死耶稣,”但若不先得到罗马帝国的批准,他们就不能这么做,所以他被带到了政府面前。呐,政府介入了这个案子。这要不是今天的写照,我就不明白了。明白吗?一模一样。
54

教会拒绝了他。现在政府也卷入了这件事。这个时候整个国家都牵涉进来了,问题已经出来了,摊牌的时刻到了。整个国家都拒绝了他,结果使得神的愤怒临到了他们。甚至教会也拒绝了他,招致了神的愤怒倾倒在教会身上。但现在是这个国家拒绝了他,使得愤怒临到了所有的人。今天这个世界拒绝了他,使得审判临到了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要被审判。

55

我们知道,这事在罗马的大将军提多的时候应验了。他围困了耶路撒冷,最后城里的人要互相交换孩子来吃,他们吃树皮和地上的草。最后提多的大军长驱直入,拆毁了城墙,焚烧了全城,街道上血流成河。他把他们都杀了。他们不得不……在公义的神选择让他的子民受到如此对待之前,必定得有一个正当的理由。神是公义的,他的律法要求他伸张正义。没有刑罚的律法不是律法。

我这么说吧,假如在这个城市定一条法律,说“冲红灯要罚款”,但却没有惩罚的条例,那你就随便冲红灯吧。所以一定要有刑罚才行。神律法的刑罚就是:拒绝神的计划就是死亡。所以必须得有死,必须得要付代价。
56

今天早上,全世界都在面临着一场类似的审讯,一场审讯。所有的教派都拒绝了神的话。我知道这话听起来很刺耳。现在我要在座的,还有那些听录音带的传道人,都明白这点。我要把这点讲明白。我之所以这么说,是要让你们看到,我们今天也是站在另一个彼拉多的审讯堂前。

你说:“我要是站在那儿,我一定会为耶稣基督说话。”那现在你又怎么办他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明白吗?“无论教会如何反对他,我都和他站在一起。”你已经得到了这个机会。嗯哼。他们拒绝了他。
57

今天他已经被审讯过了,或者说刚被审讯过了。他站在那个即将成型的世界体系的公堂里,叫做“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以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的形式出现。他们干了什么?他们已经投票,表示要绝对联合起来,成立一个教会协会。在这个教会协会里,每个教会都必须属于这个协会,否则就不许你讲道,甚至连你为病人祷告也不允许。他们想怎么处置你的教会就怎么处置,如果他们想要用这个教会放箱子或当作军火库或作其它用途,那你也无权过问。你要么属于这个基督教协会,要么你就什么也不属于。这就是那个体系,如今在美国它正在筹建当中,这绝对是一字不差地应验了经上所说的,也应验了主在1933年对我所说的话。明白吗?今天早上,我正在经历这个时刻。今天,耶稣基督—神的道,就像他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一样受到审讯。如今,他被交在了我们的手上,他被交在这世界的手上。神的道已经清楚地向全世界显明。他站在公堂里。所有的宗派都拒绝了他。如今他在基督教协会里受审。他们再次拒绝了他,像以前一样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去选择。

58

你看,历史的本质就是在不断重演,因为本质是不变的。树还是在长,菜啊,花啊也都在生长。世界也是像以前一样在转,它的本质就是这样。每个时代的本质又在生出、繁殖出或说反映出跟它先前的本质一样的东西。

今天我们发现我们又处在了同一个位置上。《约翰福音》1章说耶稣是道。我们都相信这一点。他是道,而且因为他是道,(请你们理解这一点)既然他是道,那他一定得反对这个体系。世人反对他并不是因为他行神迹,不是的。耶稣说:“你们谁能控告我。”
那个女人说:“他作了什么恶事?他除了医治病人,还作过什么恶事呢?”
59

他们回答说:“我们不是因为这种事定他的罪,我们定他的罪是因为他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但他们自己的经上却说他是神。[约10:33-34]伟大的先知以赛亚写了六十六章的《以赛亚书》,以创世为开始,书的中间是施洗约翰的到来,最后以千禧年的统治为结束。整本圣经分为六十六卷书,而《以赛亚书》也是六十六章。这本书实在是太奇妙了。《以赛亚书》9:6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他名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奇妙。’”

但是瞎眼的传统,教派体系却看不到那是神。他们自己的先知(神的话所临到的人)说他会是神……但这瞎眼的体系使他们拒绝了神的道,而宁可要那个杀人犯巴拉巴。
60

今天神给这个时代的道,已经清楚地被印证了,是实实在在的,并且被显明为真理。到了末日,就像耶稣说的:“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要来的日子也要怎样。”[路17:29-30]身为道的神,亲自预言到这末世以及要发生的事。到了晚上将有光明出现。[亚14:7]在《玛拉基书》4章,他说他要使这些事应验并证明它们。现在是到了决定的时刻了,但众教会却拒绝了。

61

教会想要的是什么呢?一个谋杀神话语的人,一个接受体系的人。如果这个体系是反对神话语的,那它就是谋杀神话语的人。他们想要的是教派的传统而不是彰显了的真道,这道被证明是神在人们当中;藉着科学、照片、光,同一位主的天使,火柱,住在耶稣基督里的同一位神在这末世又住在了他的子民中,甚至科学也都拍下了他的照片。教会已经看见了他的工作,藉着录音带等等的工具,他的作为已经完全地显明了出来,遍及世界各地,我也到各地去传讲。尽管如此,他们的体系还是要搞一个教会协会来定真理的罪,想要一个杀人犯来关闭、阻止、出卖,它一定会这么做的。他们会禁止这样的事情,那个基督教协会一定会这么做。这就是兽的印记,就是敌基督,敌挡神的道,也就是基督。

62

但不是他们的……他们以为是传统,他们以为他们的传统是从神来的。看到吗?但这些传统却决不会与神的道看齐,神也决不会印证它是对的。耶稣与神的道站在一起,而不是与他们的协会,是与道,而且道证明了他是神。今天道也证明了它是神,因为它活出了同样的生命,它在我们当中行了同样的事就像它以前所行的一样,这是已经预言了的。

他们都干了什么?他们接受了一些……他们接受了那个要把神的道钉十字架的体系。把所有不属于宗派的事物钉十字架的时候就要到了。是的。
63

这跟经文没有一点矛盾,绝对是跟经上说的一致,“他们给那兽做了个像。”把世界所有的教派都联合起来成为一个新教,形成了兽的印记,就是《启示录》13:8里所说的兽的像,“他们给那头兽做了一个像。”我们大家都知道,兽就是罗马。一直以来都是罗马,怎么可能……既然圣经都说它是罗马,那你还怎么还可能说它是俄国呢?看到吗?这根本就是人的错觉。明白吗?当预言说它是从罗马出来的,那它还怎么可能是别的东西呢?

64

再回到《但以理书》中那个半铁半泥的脚。这个铁是从膝盖一直延伸到脚,没有间断。任何人都知道那个时候俄国根本就不存在,是罗马!那条红龙是罗马,一向都是罗马。那个铁从来就没有变成别的东西,没有从罗马变成别的东西。这个罗马一直存留了下来。那头兽是罗马。

65

罗马有个宗教体系,它致命的头……哦,我是说,它的头受了致命的伤,死了。但它从异教的罗马变成了教皇的罗马,它又活了。这时他们要给那个《启示录》13章里出来的兽做个像。

你们注意到没有,这个国家的数字是十三?出现在……我不是说这是……很奇妙,甚至在数字上也是这么吻合,跟经文准确一致。美国这个国家出现在《启示录》13章。
其它的兽都是从水里上来的,表示多国多民,这是圣经说的。[启17:15]但这一头小兽却是从地里,从没有人的地方上来。但它却是一只羊羔,代表信仰的自由。后来它说话像龙,将势力联合起来,施行头一个兽在它面前所行的。没错。就是这样。只能是这样,再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66

今天,那些人正在组织一个体系。我们不能等到……有人想把所有的人都变成路德会的,他们办不到;想把所有的人都变成浸信会的,也还是办不到;想变成卫理公会或五旬节教派,人们办不到。为了能达到目的,由于时间太短了,于是他们就搞了个协会,一个头,一个兽的像。这绝对是他们干的。它是什么?钉神话语十字架的时候又要到了。审讯开始了,很快就要宣判了。

67

注意,彰显出来的道……从教派……彰显神的道,跟教派不同。这是什么?这个体系是什么?它是罗马的卫星。圣经难道不正是这么预言的吗?是的,先生。《启示录》17章说,他们看到罗马在一个女人的教会体系中兴起。一个女人。教会总是以女人为代表,因为基督的新妇是女人。夏娃是堕落的女人,要被救赎的也是她。教会就是那个要被救赎的女人。

68

这个女人坐在那个有七个头的兽身上,我们已经知道了有关这七座山啊等等的事,就跟圣经里所说的一样。一点也没错,连错的可能都没有。

注意,然后我们发现她是众妓女之母。看到吗?这个母亲和女儿再一次友好地联合在了一起。这个女儿曾从母亲那里跑了出去,想过一个正派的生活,因为她的母亲实在是太低级下贱了,以致她的女儿离家出走了。但现在因为她开始慢慢长大了,她自己也同样干尽了这些恶事。她看到她母亲,她认为她的母亲是正确的,于是她自己也组织了一个体系。看到吗?绝对没错。
69

所有教派的大联合,这些新教教派绝对是应验了圣经《启示录》17章里所说的,“凡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都属于她。”都是一路货色。你要么是兽,要么就是兽的像,圣经是这么说的。耶稣说过这一点,那不是指共产主义。在《马太福音》24章21到26节,耶稣预言了在这个体系里面的灵,跟那个真实的将是如此相似,若是可行,甚至连选民也都被迷惑了。选民的名字是在创世以前就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的。坦白地说,这系统把他们压得透不过气来,以致耶稣说,他若不是为了选民的缘故缩短这工作,那地上有血气的将没有一个能得救。

70

我们只有……现在是64年,对吗?我听说他们宣称,根据日历,还应该再加上十七年。现在是1964年,我们离二十一世纪还有三十六年。每隔两千年,这世界的体系,宗教的体系,还有所有的体系就都要告一段落,而神就要介入了。在第一个两千年,也就是在挪亚的日子里他是这么做的。第二个两千年,当时世界的体系就到了我们今天早上所讲的,神再一次差派他的道回来。他藉着一位先知把他的道传出来。在挪亚的时代,就是先知挪亚。但人们因着他们自己的体系而拒绝了神的道。在耶稣的时候,他又差派他的道回来,这是完全彰显了的神的道,但人们又拒绝了它。

71

现在是1964年,再过三十六年就两千年了,神的道传了出来,但这个体系却拒绝了它。我们的时候已经何等的近了?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近。明白吗?任何时候这事都可能发生,我们知道也许这事已经发生了,就像我上个礼拜天在这里所讲的。最后一个名字可能已经在册子上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人进来了。世界还会一如既往地发展下去,但教会已经被封上了印记。注意,我们继续往下讲。

72

那些名字……他不能迷惑那些名字写在……它是什么?它一定是一个体系。明白吗?好好想一想。你要是属于某个在那个体系里的宗派,你会怎么样呢?你做了什么?你就会与神的道隔绝而被印进了一个杀人的体系里,有敬虔的外貌,但却否认神的大能。[提后3:5]这是兽的印记。没错。

73

看,这正是那里的兽以及它所做的,这是兽的像,也是一样。这头兽是如此的不可一世,它曾在尼西亚大会上成立了那个普世的大教会,并使全世界都去到了它那里,都进到了一个体系里。他们以为它太伟大了,圣经说:“没有人能与这兽交战。”[启13:4]他们甚至为这个兽做了一个像,把所有的新教各派都带进了这个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成为一个体系。你要是不属于这个体系,那他们甚至认为你连基督徒都不是。

74

兽的印记,兽,还有神的印记是不同的。神藉着他的道给人盖上印记,你相信吗?你会问:“是吗,伯兰罕弟兄?”是的,先生。

我知道你们安息日会的人认为守安息日才是神的印。我不是有意跟你们抬杠,但那根本没有半点圣经的根据。《以弗所书》4:30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75

圣灵就是神的道,神不是三位,而是同一位在三个时期,拥有三种职分的神。神是父,在律法之上;神是子,在恩典之中;神,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圣灵,是同一位神,在圣灵的时期。父神是道,神的儿子是道,圣灵也是道。明白吗?是三种职分。圣灵给你盖上了印记,所以你是被神的道盖上了印记。

76

你说:“我受了印记……”那它会显明出来的。明白吗?它会证明的。你不能属于一个体系,你不可能既受了一个体系的印,而同时又受圣灵的印。明白吗?因为这两个是彼此反对的。不可能。好的。我们知道,一部大机器的构造……一部大型机械的构造是……这个机器,就好比汽车,它有活塞、阀门、汽化器等组成,这是机械的零件。

77

106我想起一件事,我要给这里的教会说一说。看,那就是……我相信我们离末世已经很近了,我得说点什么了。明白吗?这个机械……有很多人对机械一窍不通却还想解释它。看到吗?你只能……你知道吗?你应该知道,你应该知道这些机械。如果摩西……如果有人说:“挪亚,我要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方舟漂浮的原理。”他解释不了。你不需要知道它的机械原理,你只要知道它的动力就行了。你只要知道动力就行了。有人去到以色列人那里,说:“喂,摩西,我想知道你怎么一说话就能创造出动物来?”摩西说:“那不是我的话,是神的话,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78

“你给我解释一下,本来那里没有这些苍蝇,但你怎么就能使地上出现这么多苍蝇呢?”摩西自己也无法解释。你不需要……“你怎么能让东风刮来,把红海吹开一个大口子,然后我们都跟你走干地过去呢?”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机械原理”。“摩西你用的是哪个体系?你告诉我科学研究的结果,你到底用的是什么原子能?”

看,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机械原理”,他只知道那个“动力”。就好像我无法告诉你,我为什么会活着。我也无法告诉你,你为什么会活着,反正你活着。我无法解释你的心脏,还有你吃进去食物,又变成血,你从食物里汲取能量,进入肠道系统的第三壁,转变成血的生命,在你里面流动。我不能解释,它就是这样,我解释不了。我不知道其中的原理。它是动力的问题。
79

摩西也许知道那些事的原理,但这不关别人的事,只有摩西应该知道这事。他们只要知道这有用,那他们就应该感到满意才对。但为什么今天的人们不能也像他们那样感到满意呢?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摩西,只有一个摩西。他们只需要知道那是出于神的。他们看到那是出于神的,他们一路跟从着,而且行得很好,直到他们开始对其产生了疑问。他们想要立别人来做同样的事,就是可拉和大坍。当他们允许一些属世的模仿进来的时候,最后神说:“你离开会众,不要进入他们的组织体系中。从它里面出来,我要把他们全都吞了。”于是神就让地裂开,把他们全都吞掉了。

80

你不知道……你没有必要明白那些“机械原理”,只要知道“动力”,就是那让它运转的动力,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看看它是不是像圣经给今天的应许那样正中靶心。明白吗?这又是神的道,要回到神的道中。

81

现在,这台巨大的机器已经装配好,准备运作了。机器已经在那里了,他们宣称他们已经有了一套可以为世界带来和平的组织的机械体系。就是像联合国这样的东西,各国都联合到了一起。这是联合的时代,我最近刚讲了这个题目。他们联合起来要干什么?要建立世界的和平。他们在国际联盟里这么做,他们一直都在这么做,但从来没有实现过,也不可能实现。联合国只不过是一个被各国的理论之风摇来摆去的大气球,它们在各样的事上都达不成一致。没有用,同样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也没有用。它是一个人造的组织,他们的体系是与神的道相违背的,所以它成不了事。

82

二人若不同心怎能同行呢?[摩3:3]不能的。基督教教会怎么能……五旬节派,神召会,还有其它属于五旬节派的大教会,那些全福音商人……他们怎么能放弃自己的福音教导,就是他们所持守的原则呢?他们从这种教导中兴起,从那些组织中出来并谴责它。他们要想与那些不同意圣经原则,不同意神的医治、能力,不同意耶稣基督的人同行,那他们就必须得放弃他们的福音教导。二人若不同心,怎能同行呢?

83

这就是了,我们已经到了这么一个时刻,那部巨大的机器已经装配好了。他们已经有了机器。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撒但带着他的“动力”强制人们盖上兽的印记。当教会被迫屈服的时候,动力就可以工作了。机器已经在那儿了,他们已经有了。

84

我还要再说一句,在这个联合的时代,你看到教会在联合,国家在联合,这也是神和他的新妇联合的时代。我是严肃郑重地说这话的。我相信基督的新妇已经蒙召,我相信她已经被盖上了神国的印记。我相信机器已经在那儿了,他们在那里等候着动力,这动力将把她带离地面,被提升到神的荣耀里去。我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一点。是的,先生。我们不知道神将怎样做,但他一定会做的。他就是那动力。我们要成为他的身体—这部机器的零件,把我们造成他的样式,看他在他的工作中,藉着他爱的礼物与我们联合在一起,这礼物是他在婚宴前亲手交给我们的。我们在注视,等待着那一天。

85

他们的大教会要联合……新妇教会的动力将是重新充满的圣灵,当这压顶石正在降临,要与他的身体联接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工作。但当那头与身体联接在一起的时候,圣灵完全的大能将把她升起,就像……甚至那些死去的,那些在基督里死去已经有好几百年的人,也要带着基督圣洁的荣美复活,飞向天空。这动力就是圣灵。

86

如今他们正在建造的这个庞大体制的动力……有一天这台巨大的机器将在世界基督教协进会运转,它会强制……但记住,你说:“当它发生时……”但那时对你来说就太迟了,你已经在里面了。不管你想还是不想,你已经在里面了。明白吗?

注意,你身上已经有这个灵了。圣灵的风从东西南北刮来,说服人们远离它,向人们显示。这是为什么我这么反对那个体系。我看到那儿有一些黑暗的东西。我看到那些女人,她们脸上涂着那种东西,就像我上个星期天告诉你们的。我知道有一些事要来了。
为什么我总是反对那些东西?我以前不知道,但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我总是反对组织的宗教?因为我看到了,它是那兽的印记。明白吗?直到上几个礼拜我才说出来。这个教会的政治之后,在神的道被真正印证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瞧,最后就到了结局的时刻。
87

他们下一步是……在教会拒绝了神的道之后,下一步犹太人要干什么?教会拒绝了神的道。他们不想跟这道有任何关系,说“那是个邪灵”。这道晓得他们心里所想的。他们说那是邪灵,但这却是道。他所做的事为他作了见证,印证了他到底是谁,但他们却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接着下一步,就轮到政府了。这时就是教会政府了,因为整个国家都卷了进来。当时有一个异教的国家控制了另一个宗教的国家。现在所有的事都跟宗教有联系,所以一定得出现一个世界性的宗教。哦!即使瞎子也能看到这一点!如果一个瞎子看到了这些,那他该怎么办?当他看到的时候,他就该从他瞎眼的状态里走出来。

88

注意,当这个世界的协会联合到一起的时候……我们怎么来对待这个称为基督的耶稣呢?当然那些人决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所以只有一件事能做的,就是跟他们以前所做的一样。他们肯定会把神的道钉十字架,把它关闭,除掉他,不允许它做任何事。各个国家将用宗教的势力强迫他们停止这么做。我们这里的事工,以及类似的东西将会被绝对禁止。若没有总部,没有教会总部的批准,你就什么也不能做。看到吗?一个为兽所做的像。是的,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地步。是的,我们已经到了,已经被证实了。

89

下一步就是要钉十字架了。今天也是一样,所有不加入他们的,都要被封杀,不允许传道。你们看到了吗?他们再次把那被印证了的神的道,钉上了十字架。他们要禁止它,不允许你拥有它。“不准举办医治聚会,不准为病人祷告。”是的,先生。你不能这样做了,不管怎么样……“其他的……”是的,先生。你要么被世界基督教协进会领导,要么就什么事也别想做。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那么反对教派的宗教,因为那是兽的像。罗马是它的头,是第一个。绝对没错。它藉着加入进去的众女儿,使所有的人都被印上了印记,这就是那个那兽的像。她的母亲也做了同样的事。罗马最初是在哪里组织起来的?世界上第一个组织起来的宗教是什么?是罗马天主教。如果有人说不是,那你来说给我听听。不是在这里。第一个组织,第一个组织起来的教会是在罗马的尼西亚。是的,这绝对是他们干的。
90

路德死后他们干了什么?跟他们在罗马的尼西亚干了同样的事。卫斯理死后他们做了什么?在所有那些伟大的运动兴起之后,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做了同样的事,给那个淫妇生了一帮女儿。绝对没错。

91

同样的,我们发现……我这儿写了一节经文在这里。或许我最好还是不讲了。但……注意,他们必须……教会的组织今天也有着同一体系,他们唯一需要的只差动力了,只要有什么东西给他能力,那它马上就会摊牌了。

天主教会与新教众教会将成为朋友。在过去的三十几年间,我一直都在告诉你们这事,他们会联合到一起的。现在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所做的。新教永远不会成为天主教,但是他们会建立起兄弟般的关系。是那个兽的像,跟那个兽相似。
92

就像众生之母夏娃败坏了整个世界,导致了肉身的死亡。众生之母夏娃……注意,众生之母夏娃败坏了整个人类,并导致了肉身的死亡。她怎么做的?就是因为她拒绝神的道,并接受了跟神的道很相似的东西。她因着离开真道,因着她不相信神话语的一个字,而导致了肉身的死亡。就因为一点点对神全备话语的不同意,而引起了所有的这些心痛、死亡以及出现在这地上的一切。这都是夏娃引起的,她是死亡之母。你看到我们在往哪里走了吗?死亡之母。注意,就是因为她不相信神的道。她说:“神说了。” 撒但说:“没错。”

夏娃说:“神说了。”
撒但说:“他是说了。”
“神说了。”
“没错。”
“神说了。”
“是的,从某种程度上说,那是正确的。但你看,这还不是全部。瞧,等你的眼睛开了,你就会……”
但神既然说了,那问题就解决了,那是神的话。瞧,这一切就是从对神话语的一点点曲解开始的,它也会以同样的方式结束。
93

女儿是母亲与父亲结合的产物。下面的事情会让你很吃惊的。肉身的死亡,是因为夏娃不信神的道而与撒但结合引起的。他们联合起来并结出了死亡的果子。死亡是因为撒但与夏娃的结合而引起的。

夏娃本来拥有神的道。撒但反对神的道。注意,撒但几乎承认神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道是正确的。太像了,圣经说:“到了末世,若是可行,连选民也都被迷惑了。”你看到它是怎么进来的吗?你看到它自古以来所做的吗?是同一个方式,就是把对神全备话语的不信都联合起来。你明白吗?因着将神的道与不信搀和,结果就导致了死亡。不信,就是一点点,很少的一点,只有万分之一那么点。但你必须相信神百分之百的道。是的。
94

注意,同样,神的女儿,教会,也就是新妇,她是神与他的道结合的产物,圣灵在一个肉身里结合,生出了神的儿子,是神公义的产物。在末世,就像圣经所告诉我们的,在所多玛的日子,新妇将藉着神的道在肉身中彰显而被联合起来。圣灵把他们印进神里面,却把不信封在外面。

95

132正如我说过的,如果贝多芬的生命在你里面,那你就会活得像贝多芬。如果希特勒的生命在你里面,你就会活得像希特勒。当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时,你就会活得像基督,行基督所行的事。那将是……如果基督今天活着,他就会准确地做神的道说他今天要做的事。如果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为什么这个瞎眼的基督教世界却看不见他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呢?

96

夏娃因着在神的道里注入了一点撒但的异端邪说,就导致了肉身的死亡。教会在罗马的尼西亚大会上也干了同样的事,他们宁可要一些教条而不要神的道。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等等也都干了同样的事。每当光在一个时代发出,他们就拒绝了那光。这也是为什么当卫斯理兴起的时候路德派就死亡的原因。那是另一个时代。神的道出现,要么你接受神的道,要么你就死亡。这也是五旬节派快要死了的原因,因为这个时代到了。神的道已经显现,这是鹰的时代,是神的道再次回来并将儿女的信心转向到父亲们的时代。[玛4:6]但他们却紧紧地联合在一起,并拒绝了神的道,他们的下场就是灵里的死亡。总是……

97

神的身体联合起来组成他的新妇,成为一个身体。神与基督联合在一起,圣灵在教会的身体里工作,就像圣灵在基督的肉身里工作一样,因为这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一体而不是二体。他们是一体。丈夫和妻子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一体。基督与他的身体也是一体的。在基督里的圣灵也同样在他的新妇里,在他的身体里,把他们与神所有的话语联合在一起。神自己住在里面并彰显出来。

98

敌基督会说:“我相信基督,我相信福音,我相信这些事,不过你知道……”你看。

“你知道,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再也没有这种事了。”看到吗?就是这样。“哦,我不认为你一定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但圣经说你必须要这么做。[徒2:38;19:1-7]我倒想看看有那个神学家敢不认同这点!是的。明白吗?一定要这样。你说:“哦,怎么受洗没有什么区别。”要是这样的话,那它还写在圣经里干吗?为什么这对保罗来说有区别?为什么对其他的人有区别?你要么受洗……圣经说:“按名你是活的,实际却是死的。”[启3:1]因为天下人间再没有赐下别的名![徒4:12]你讲道,祷告,做任何的事情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但为什么偏偏到了要下水受洗的时候,你却拒绝他的名?哼!
99

有一天,我对一个人说:“如果一个人……”

他说:“这没有什么分别。”
我说:“如果有人到你那儿去,对你说他是奉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和晨星的名受洗的,你也认为没有什么区别吗?”
他说:“哦,那不行,先生。”
我说:“你会为他重新施洗吗?”
他说:“是的。”
我问:“你是怎么施洗的?”
他说:“奉父、子、圣灵的名。”
我说:“好的,你绝对是……如果你称这些是名字的话,那你跟奉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晨星的名受洗的那个人一样,因为那是一个称呼;父、子、圣灵只是一个称呼。”
他说:“但耶稣是说要奉那个名受洗呀。”
我说:“这正是他的意思。但问题是,他并没有说:’你们要说这些话。’是奉那个名字施洗,名字!”哦!我说:“父、子、圣灵是一些称呼。父的名……是父、子、圣灵的那个名字。”明白吗?我说:“彼得说那个名字是什么?他们其余的人说那个名字是什么?那个名字是什么?主耶稣基督是父、子、圣灵的名。”现在他得给他那三万多老乡重新施洗。好的。这是正确的。
100

保罗说:“即使是天上的使者……”在《使徒行传》19:5,保罗吩咐那些没有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人,为了领受圣灵的话,他们就得来……尽管他们喊叫,赞美神,行伟大的事,但保罗还是要他们回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施洗约翰已经给他们施洗了。他们必须回来重新受洗。他在《加拉太书》1:8说:“即使是天上来的使者传福音给你们,与我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受咒诅。”是的,先生,我们必须与神的话语站在一起,每一个字。明白吗?

101

注意,哦……不要有半点疑惑,要绝对地肯定。如果你心里还有任何疑惑,你最好现在就纠正过来。不要等到那个时候,到时就太晚了。不要等到你被深深地烙上了兽的印记,到时你就永远也不会明白了。你会成为瞎子。神蒙蔽了以色列人的眼睛,是为了彰显他的道。今天他对外邦人也做了同样的事,因为你现在也正像他们以前那样朝着里面走去。

102

注意,夏娃在看到了那道被神印证了之后(神已经这么做了),她还是拒绝并放弃了她的权利。她拒绝并放弃了她的权利,在罗马的尼西亚他们做了同样的事,在今天的基督教协进会上他们又干了同样的事。一点没错。弟兄们,从《创世记》到《启示录》讲的都是同样的事。这正是以色列人所做的,是彼拉多所做的,是他们所有这些人所做的,从夏娃一直到现在,都是一样。他们拒绝了被印证了的道而接受了一个教条。这就导致了死亡,灵里的死亡,死亡。神的道还是向死人传讲了,没错,但不会再在千禧年里传讲,已经向他们传讲过了。但愿现在就得到它。明白吗?

103

该隐的后裔就是因为不相信神的道而导致的结果。该隐的子孙嘲笑先知挪亚的信息。你们注意到没有?藉着神的道,他带来了所预言的审判,他有被神印证了的迹象,证明已经到了末世。但该隐的孩子们却嘲笑这一切。今天他们也是一样。他们在耶稣的时代也是这样做的。他们在历代都是这样做的,一直都是。他们嘲笑、取笑神的道。他说:“在末世必有好讥笑的人,出来讥笑说:’自从列祖睡了以来,一切还都是一样。’”[彼后3:4]你看到吗?

当神的道在耶稣基督的时代彰显的时候,魔鬼的后裔们通过这个宗教体系又做了同样的事。瞧,罗斯姐妹,就是犹太人的宗教体系。本来犹太人应该明白这事,他们说他们相信,但他们的体系使得他们拒绝并嘲笑那彰显了的神的道。神的话一字不差地应验了,他们干了同样的事。
104

他们今天所做的也是一样。毫无疑问,他们在这个他们自己建造起来的宗教体系的庞大机器中,完全拒绝了这末世的应许,拒绝了这末世的信息,这末世的迹象,以及这末世应当出现的一切,就像神所预言的一样,一个字都不差。这都录在录音带上了。如果他们把我杀了,不管他们干什么,他们也决不能阻止这信息。这信息会一如既往地传下去。明白吗?它已经传出去了,已经录了音了。已经传出去了。明白吗?他们永远也不能……它是这末后神的道,并且被完全验证了;一次又一次地被各样的神迹奇事,被“机械”,“动力”,科学,教会,被神的道,被神迹奇事,被神亲自证明了如今就是这个时候了。

105

藉着这个时代的神迹奇事,神在你们当中证实了这个信息。这信息证明了耶稣基督没有死,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地活着,差遣……这绝对应验了《玛拉基书》4章,以及所有其它耶稣说过,要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才应验的经文;甚至连科学和世人也证明了这一点。杂志上刊登了那个巨大光环的照片(我们在这里已经预言过了),神的天使下来(当然人们对这点一无所知),到处都有这张照片,并且在世界各地都被印证了。

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就是钉十字架了。耶稣说:“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吗?”不是的,“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这也是今天的教会从心里所说的:“难道还要我去加入那种东西吗?”不,主啊,不会的。“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106

149注意,当神给那个时代的应许之道被验证了之后,他们就拒绝了这道。今天他们干了同样的事。我很快就要结束了。就像当年他来证明了自己就是那个道,最后到了摊牌的时候,他们必须决定要么选择道,要么选择体系。今天也是一样:你要么选择道,要么选择体系。他们选择了体系。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我就要讲完了)他被交在这个世界的手上。是的。

107

我用了这么长时间来为我要讲的主题打基础,我现在才开始讲。你瞧?哦,不要起来,我只是跟你们开玩笑。我想讲的是……我们都知道……我这是在给你们一些背景。我们一直在把这些东西给你们摆出来,现在我要把中心思想给你们讲出来,看看结果是什么,我们把它放在镜子底下好好看看。

耶稣被交在了人们的手中,被交在了教会的手中。你怎么办这个被称为受膏之道的耶稣呢?基督的意思就是“受膏的道”。“你怎么办这个耶稣呢?”巡抚彼拉多说:“我该怎么办他呢?我该怎么办呢?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世人是怎么说的呢?教会是怎么说的呢?“把他钉十字架!除掉他,我们再也不要他了。”
108

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今早你们能想象一下谋杀总统的凶手奥斯瓦德手上的罪有多大吗?如果他被证明是干这事的凶手,你能想象他所受的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刑罚吗?你想他会得到任何宽恕吗?美国总统的鲜血在他手上。你认为联邦法院……不管他怎么分辩说:“我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他也决不会得到宽恕。他完了,为什么?因为他手上有总统的血。

你能想象到他的心态吗?你愿意让总统的血流在你手上吗?那耶稣基督的血又怎么样呢?你想你还能逃脱罪责吗?当他完全被印证之后,你还怎么能逃脱呢?他的血在你的手上:你有罪。罪人哪!你要往哪里去呢?今天早上的聚会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109

你以为……你说:“哦,我打算……我不是有意想干坏事的。”奥斯瓦德可能会说同样的话。如果最高法院的法官要求伸张正义的话,那么它的裁决就是这个国家的绝对。整个国家都得服从最高法院的判决,不能有任何异议。他犯了罪,就必须因此付出代价。不管他是多么无意的,不管他的意图是什么,或是别的什么,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因此付出代价。

如果我们的最高法院和它的公义要他为此付出代价的话,那当你手上沾着耶稣基督的血,最后站在神的审判台前时,你又会是个什么样子?那称为受膏之道的耶稣,我要怎么办他呢?你已经听过了这道,你知道这是真理,是完全验证了的真理。
110

一个杀手?难道你宁可要一个谋杀神话语的教派杀手,也不要那位无罪的基督吗?你赞成把他钉十字架吗?你敢要求释放巴拉巴吗?你要求释放巴拉巴吗?怎么有人胆敢这样做,宁可要杀害神话语的巴拉巴,而不要神的道,就是生命。他已经交在你手中了。

当我今天早上听到肯尼迪总统被杀的消息时,这篇信息就落到了我的心里。我想,“那个人会怎么样呢?”他没有退路了,也许他现在清醒了,认识到了摆在他面前的是什么。
111

今天在这里的或是听录音带的人们,不管你在哪里,总有一天你会清醒的。罪人啊,总有一天你会醒来,意识到你的手上沾满了血,神儿子的血,你犯了谋杀他的罪。你的罪谋杀了他,你不信他的道,你没有辨认出他的身份,使得圣灵担忧,飞走了。你除了站在神的审判之中,知道自己的下场,你还能做什么!是的,当你站在神面前的时候,那奥斯瓦德手上沾满约翰·肯尼迪的血,比起你手上沾满耶稣基督的血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112

彼拉多说:“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耶稣已经交在他手上了。今天耶稣基督的血也在这些会众的手上,在这个国家的手上,在全世界的手上,这些录音带以及被神印证和证实的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世界。那称为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稣,我们怎么办他呢?我们怎么对待这位耶稣呢?

你是否准备好了与他站在一起?彼拉多……你像彼拉多一样,你可以对耶稣做三件事。彼拉多尝试了所有这三种办法,但他仍然错过了。你也可以用这三种办法,但决不会有用的。彼拉多想将耶稣从手上洗掉,但一旦他被交在了你的手上,他就是在你手上了。彼拉多试了三种不同的办法,但他都失败了。
113

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就是耶稣在我们手中。我们在他的道中看到了他。我们看到他印证了他自己,我们知道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对吧?我不仅是对今早在这里的会众说,因为那样我可能就只是对六、七百人说话,我也是藉着将要传到全世界的这录音带对几百万人说话。明白吗?不管你在哪里,你们听录音的人,他已经交在你的手中了。你知道这是真理,你如果不知道,那你就是瞎眼的。你不能看见神的道,也不能看见在道中的神,如今他在你的手上了。现在你怎么办他呢?

114

彼拉多想摆脱他,但我们必须得面对事实,彼拉多也必须得面对事实。他知道,他听到了。瞧,你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但你还是听到了,你现在就在听。明白吗?他想要耶稣行个神迹或玩个把戏给他看,但耶稣可没有跟他玩把戏。他只做父叫他做的事。

你已经听到了。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你有信心要摆脱他,但你还是得要面对现实。彼拉多要面对,所以你我也要面对事实。耶稣已经充分显明了出来。想一想吧,有个人的血在你手上……
115

当一个人手中攥着另一个人的血时,他必须得要谨慎。你们看飞机,一个飞行员在飞机起飞之前,他要仔细地检查一切仪表。为什么?因为他手上正攥着别人的血。每一个需要检查的微小仪器,他都要检查。他出去,把飞机转过来,转动发动机,就是引擎,让它热起来。他打开节气阀,看看气流能不能比较……哦,我是说转动螺旋桨,看它能不能吸入足够的空气使得飞机离开地面。你们很多人都在飞机里站过或坐过……整架飞机几乎都给震得离开了地面。他用尽一切办法来测试这架飞机,看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如果有的话,那飞机就会出事。他会再检查一遍。如果他必须在那儿再检查的话,他会再次检查这架飞机的。如果这些仪器有什么问题,他会再检查一次。

116

难道教会不也应该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检查吗?我们正等候着他的再来。我们正在等待,等着起飞。我们必须得用神的道检查,而不是别人说的。你要确实知道自己跟基督有一个个人的经历。一遍又一遍的检查。为什么?因为他手上攥着别人的血,他最好得检查一下。

117

医生在手术前又会怎么样呢?今天上午有几个医生坐在这里。注意,一个医生在做手术之前,他要准备什么。他要给病人照X光,他要检查病人的血液、心脏。他要知道在给你麻醉之前,你有没有感冒。他要检测所有的器械,他要把这些器械彻底消毒,确保没有一点细菌。他要做足一切准备。他一遍又一遍的检查。为什么?因为一个人的血在他手上。他要绝对保证万无一失。

118

那么你呢?罪人啊,你又如何呢?当一个人的血在你手上时,你的感觉如何?像一个飞行员负责地检查,像医生那样一遍又一遍地检查。很多科学的……当一个人的血在你手上时,你要怎么办?在一个法官做出判决之前,他要一遍一遍又一遍地研究案情,直到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看过,然后他才能做出判决。因为他手里攥着另外一个人的血。这里必须得有一些东西能做出正确的判决。明白吗?

119

那我们呢?我们看到了耶稣充分证明了他就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在这里,他就在我们的手上,他在我们的手上。他在你的手上。你要怎么办他呢?我要怎么办那位受了膏的基督,就是这个耶稣呢?“他做了什么,你怎么知道就是他?”是因为给这个时代的应许,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圣经里有太多太多的经文说到在这个时代要成就的事。在这最后时代的最后时刻,有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发生在这里,而如今就在这里。是什么?是同一个受膏的基督,受膏的道。你要怎么办他呢?你要把他出卖给教派吗?

120

彼拉多是怎么做的?他想把耶稣从他手上给洗下去,他说……彼拉多做的第一件事是想把他从手上给洗下去,他说:“他很好,他没有什么问题。”看到吗?

你说:“哦,可怜的彼拉多。”彼拉多?是不是很多人说他是好人?不,不,不是的,耶稣被交在了彼拉多手中,他听到过耶稣的信息,他看到了道。耶稣在他的手上,同样他也是在你的手上。没错。
彼拉多做了什么?他想要说:“哦,他是个好人,我查不出这人有什么罪来。”
121

这难道不正是今天许多人的回答吗?“哦,神的道是不错的,我猜这道没有什么问题。圣经是不错的,不过我们还是相信我们的教会。我们的教派不同意它所说的。”看见了吗?有一班人想要把他从手上洗下去。“我查不出神的道有什么错的,在使徒那个时代它是正确的,但我们生活在另一个时代了,我们不是生活在使徒的时代,所以我没有必要像使徒们那样去做,我不需要像他们那样受洗。我活在另外一个时代,我不必拥有他们所有的,我活在另一个时代。圣灵只是给那群人的。”

122

《希伯来书》13:8又一次把他交回到了你的手上,你没有退路了。他已经完全被证实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没有退路。你不能把他给放到别的什么时代。《希伯来书》13:8就谴责了你的想法,并把他再一次转交到了你的手上。所以耶稣在你的手上了,就像当年在彼拉多手上一样。

你说:“但我不知道呀。”那么你现在听着的是什么?
彼拉多是个异教徒,他的妻子也是个异教徒。但神为了公义,让彼拉多的妻子去到那里,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也不可管。”她说:“我整天都在受苦……”(当时是早上、一晚上她都在做梦。一天有二十四小时。)“我今天晚上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这人的事你一点也不可管。”
于是彼拉多说:“好吧,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把他从手上洗掉。”但他办不到,你也办不到。一旦你听到了真理,你要么接受,要么拒绝。没有别的路可走,是的,先生。你只能这么做。这是主的警告。
123

犹太人大声喊叫,说:“他的血归到我们身上。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的祭司,我们的教派体系,我们不相信他。”就是这样。今天看到这样的人吗?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要面对神的判决,你必须要做出抉择。不管你是异教徒还是别的什么;不信的、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不冷不热的,冷的,热的,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得面对这个问题。它在你的手上了,绝对是的。

124

还有一帮人,他们采取彼拉多的另一个方法来回避这个问题。把他推到某个该撒那里。看到吗?彼拉多说:“嗨!慢着。我,我,我,我可不想跟这个人有牵连。我,我,我,我……他是个义人。我,我,我可不要与这人有牵连。哦,我,我,我相信我所听到的,我从来没有看见他行过一件神迹。给他作见证的人太多了。我,我,我相信他是个义人,他是个好人。”(瞧?)“但我自己可不想跟这人有什么瓜葛。把水给我端来,我得把他从我手上洗出去。你们大家都给我作证。”没错,但神也在作证。

125

当年耶稣在彼拉多的手上,今天耶稣也在你的手上。看见了吗?你们知道我在讲什么,不光是你们,还有那些听这录音带的人。他在你手上,你怎么处理那个称为基督的耶稣呢?基督就是受膏的道。明白吗?你要怎么办它呢?它就是这个时代的信息。藉着圣经和神,已经彻底证明了现在就是这个时候了。你怎么办它呢?你要怎么回避这个问题呢?你要怎么蒙混过关呢?他已经在你的手上了。跟你的案子相比,奥斯瓦德的案子只不过是个小儿科而已。

126

没有任何的传道人,也不在乎你是谁……那些犹太人是祭司、拉比、教师、圣人等等,但耶稣还是一样在他们的手上了。他是神的道,是神给那个时代出的难题。他们没有看出来,只有选民看了出来,就是那些相信道的人。

所有的人都要面对这个问题。每一个时代,任何时候都是这样。从亚当和夏娃的时代,一直到挪亚的时代,到但以理即伯提沙撒,尼布甲尼撒的时代,到基督的时代,一直到我们今天所生活的时代,都是一样的:道的议题出现了。不是他们的信条,不是教派,不是教条,神的道反对了这些东西。是的。现在,它在你的手上了。
127

那些人想用彼拉多的另一个办法摆脱耶稣,把他推到别人的手里。彼拉多说:“你知道吗?我干脆把他从我手上推出去,我要用这水把他从我手上洗掉。这样我就……对这人我得想点办法。我怎么办才好呢?我干脆把他送到总部交给主教。”没错,这也正是今天他们要做的。明白吗?他们把耶稣送到该撒那里。但这并不能使彼拉多逃脱罪责,没有任何人能逃脱罪责。结果怎么样呢?这火又烧了回来,又回到个人的身上。

128

你说:“我接受,要是我的教派接受,那我就接受。”你的教派已经跑到基督教协会里去了,已经被定了罪了!他们还怎么能接受他。这火又烧回到你那里了。不是你的教派怎么说,而是你怎么说?他们已经拒绝了他,你要怎么办它呢?这是接下来的事。看到吗?这并不能把他从你手上洗掉。他已经被彻底地证明了,他彻底地被证明了,他就是这时代的道,是这个时代的应许。不是路德时代的应许,那是过去的事了,那是改教时代的道,你们都听过七印的启示了。

129

当改教家的时代结束后(就是那个脸面像人的活物),他们就组织了起来。但如今是鹰的脸,这个活物出来向今天挑战。有谁敢说这不是神启示的道!神已经在这里预言了,又差派我去亚利桑那,并带着指示回来,甚至科学等等的东西都证明了这是事实。这本书已经打开了,是的。现在只等着基督的再来,来证实这第七个印。

130

是的,他已经在你的手上了。你必须得对他做出选择。你不能把他推开。是的,先生。到现在,我要说……你想把他转嫁给别人……你说:“伯兰罕弟兄,如果我的教派接受这个,那我就接受。但你看,我妈是这个教会的。”你妈妈生活在她的那个时代,但你不是。瞧,她也要从中出来做她所该做的。那你呢?

好的,你说:“我妈妈是五旬节派的,她这么做,一直到她从那些组织里出来了。”但我现在是跟你说话。你又怎么样呢?明白吗?我们发现,这一类人当中有好多受过教育的人。我知道在这一点上我可能要刺痛很多人的感情,但我不是有意这么做的。如果我是的话,那我就得去到圣坛前悔改。我这么说是出于神的爱。
131

耶稣,他站在那里对那些法利赛人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约8:44]但他却在十字架上,为那些钉他的人祈求平安和怜悯。瞧,他没有生他们的气。耶稣说:“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看到吗?他用尽一切词语去谴责他们,但后来他却在十字架上为他们祷告。看到吗?

不是他想这么做,不是的。但他们必须看到自己所犯的错误。今天我对这班互相推卸责任的人也要说同样的话,就像军队里常说的“踢皮球”一样。我们想把这些都归罪到亚当和夏娃所做的。夏娃试图……亚当说:“你所赐给我的女人……”他没有借口。明白吗?女人又说:“那蛇引诱我,是那蛇跟我发生了性关系,他引诱了我,是他干的。”但这并不能使她逃脱罪责。他们二人都同样受到了神的审判。是的,先生。
132

是的,总有一天你不能推卸给别人,你不能说:“如果我的教派相信这个,那我也相信,可我一直在这个教派里……”那跟这一点关系也没有。犹太人也一样,你也是。

很多人在这个……我们发现在这一类人中,好多都是有文化的人。注意听。文化,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化,正是撒但传授给夏娃的那种小聪明。撒但对夏娃说:“你的眼睛还没有打开,你什么都不明白。”本来夏娃知道神的道,这就够了。她看到神话语的彰显,这就应该够了。只要她持守神的道,神就能将她一直保守在永生里。但当她违背了神的道……因为神说过,若她违背了神的道,那么在她违背的那一天,她就得死。她违背了神的道,她就死了。是的。
133

我们这里有被神验证了的道,圣灵证明他已经接纳了我们并给我们圣灵的洗。我们受洗归入了耶稣基督的名。同样的福音,同样的迹象、同样的神迹奇事,同样的事工,甚至我们的眼睛也看到了同样的火柱,显出神迹奇事,你再也没有借口了。这正是圣经在《玛拉基书》4章说的,要将儿女的信心再一次转回到父亲信心上的日子。接着,义人要践踏恶人的灰烬,整个世界都要被焚烧。

原子弹就架在远处,炸弹也已经吊在了架子上。你有没有看到当德国一听说总统被暗杀了,他们马上做了什么?他们马上让军队集结待命,因为那是唯一一个拦阻俄国不轰炸他们的因素。肯尼迪曾对他们说过,他们只要一这么做,他就把他们从德国的土地上清除出去。看到吗?他们以为他们可以接管它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明白吗?
134

我们看到某些精明的,受过教育的传道人和布道家想把耶稣弄到别的什么时代去。看到吗?为什么?为什么彼拉多不说:“喂,慢着。这个人……我老婆已经来告诉我了,我听过许多关于你的见证。你知道,我很感兴趣。我想要明白,我要怎样做才能得到永生呢?先生,你在我的手中,我该怎么办呢?”他可能说……他说:“你是弥赛亚吗?你是犹太人的王吗?”

耶稣说:“你说的是,这是你说的。”
彼拉多说:“告诉我真话,你到底是不是犹太人的王?”
他说:“我为此而生。”
彼拉多找不出耶稣有什么罪,他说:“我干脆把他从我手上洗掉。”
耶稣已经回答了他,但他领受不了。为什么?因为这会有损他的声望,所以他就把耶稣转交给了州长老,看看他是怎么处置的。
现在也是一样,这个问题又出现了。你怎么对待这个道呢?你要怎么办呢?去问长老、主教或其他人,看你是否可以改变受洗的动机,去问他们你能不能做这个,做那个?他们说:“不,你不能。”结果你就把球踢给别人了。因为要是你那么做的,他们就会把你给踢出去。
135

这会降低他们的身份。是的,他们认为……那个宗派的协会不能容忍这个。这就像彼拉多把这个案子转给了该撒,他们受不了。但该撒又把案子退回给了彼拉多。他们想把耶稣转交给他们的教派总部,但行不通。这一招从来就没有奏效过,没用。对彼拉多来说没用,对你也行不通,对其他任何人都行不通。

136

第二个你能做的事是……我是说第三种办法,你要么接受他,要么拒绝他。你不能把他从你手上洗掉,你不能把他推给别的体系或转交给别的什么东西。你必须面对问题。所以你要怎么办?就像彼拉多,他也面对同样的问题。他说:“给我端盆水来,我在你们面前洗手,来证明……”但他回去后,还是得宣布判决,这不能成为他的借口。他想说:“我要是洗不掉他,我就把这案子移交到该撒那里。”但这把火又烧回到他身上,对你个人来说也是一样。

你准备怎么办呢?不是你妈做了什么事,你爸做了什么事,牧师做了什么事,伯兰罕弟兄做了什么事,它在你的手上。你怎么办那个称为基督的耶稣呢?因为他的血就在你的手上,这是神的血。你要怎么办呢?要犯钉他十字架的罪吗?
你可以把他钉十字架,接受信条或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或者你说:“我把他推给别人吧,我不想跟这种教会的东西扯在一起。”你不能,他已经在你的手上了。是的,你办不到。你说:“我干脆把这事忘了吧。”但你忘不了,他还是在你的手上。你说:“那我就说,’我的牧师是这么教我的。’”这把火还得烧回到你身上,你知道这个。你要么接受他,要么拒绝他,随便你怎么做。注意,二者你只能取其一。
137

注意,就像耶稣对那些法利赛人所说的,他说:“你们这些瞎眼的法利赛人。”他今天也要说同样的话,“你们这些瞎眼的宗教教师,你们能分辨共产主义的时候,你们跟他们征战,却不知道正是神兴起这东西来毁灭你们!”瞧,他们根本不晓得圣经。“你们能分辨知道共产主义要夺取全世界,你们能看到这一点,能分辨这个。”

我们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共产主义,他们高喊着:“打倒共产主义!”我听这口号都听腻了。我也反对共产主义。我当然反对了,但我更反对那些拒绝耶稣基督,即神的道的人!不管你是传道人,还是别的什么人,你们比那些共产主义者更欠基督的债!他们是因为无知,对此一无所知;你们却是应该知道!
138

你们能分辨共产主义的时候,却不能分辨你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迹象。耶稣对那些法利赛人说:“你们这些假冒为善的人哪,你们出去观察天空,看到太阳发红且低,你们就说,明天天阴。如果天色晴朗,你就说,明天天晴。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和天气,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弥赛亚就站在那里,他们却拒绝了他。我们一天到晚地说共产主义如何如何,但却不晓得这时代的迹象。看到吗?我们忽视了它,删去了它。他们在不信中联合起来,他们接受这种东西,但却不明白这个时代的迹象,圣经说他们会这样。你们明白吗?我很快就结束了,已经很晚了。瞧,他们的祖宗怎样做,他们也怎样做。今天也是一样。

139

现在到了作决定的时候了。你必须要做出选择,无论如何你也得做出选择。明白吗?是把神的道再一次钉十字架呢,还是你要作什么呢?把神的道钉十字架的时候就要到了。你可以像彼拉多那样推卸责任,为了你的教派而把神印证的道钉十字架,除掉它。你本人该怎么处理这个受膏的道,就是那称为基督昨日,今日是一样的……这个基督也是在挪亚时代的同一个受膏的道。这个基督就是那棵夏娃在伊甸园中离弃的生命树,她不去吃这棵生命树却转而去吃那棵智慧树。她离开了生命树,去吃了死亡树。在挪亚的时代,他们做了同样的事。在先知的时代,他们做了同样的事。在基督的时代,他们都干了同样的事;一直到今天还是一样。每一个人都要对他那个时代的道做出回答。当事情应验的时候,每一次他们都是宁可要他们的教派理论,世界的智慧等等的东西,而不要基督受膏的话语。你本人又怎么办呢?

140

彼拉多怎么也没有办法把他洗掉。我要结束了,你们要特别的安静。彼拉多没法将他洗掉。同样你也办不到,所有这些策略都没用。他办不到。你们知道彼拉多的下场吗?他得了精神病。是的,他所听到的全都是“钉十字架”,他所听到的全都是这种疯狂的叫喊,最后他终于精神错乱了。

在挪威他们有一个传说,哦,不是,对不起,是在瑞士,我作为宣教士曾去过那儿。他们说每到耶稣受难的那天,就有成千上万的人们来观看彼拉多跳水自杀的那个池子。他最后跳进了这个池子自杀了,他们说每到耶稣受难日下午三点钟,那个水池的水就变成蓝色。彼拉多尸体所在位置的水就会沸腾。他拒绝了神的道,那血还是在他手上。神拒绝了,神不承认他洗手的水。你不能把他从你手上洗掉。没有任何的水,没有任何的肥皂能把他洗掉。他就在你手上,你怎么办他呢?
你只能做一件事。你不能把他洗掉,你不能把他推给别的什么东西,你不可能神秘地躲过去,世上没有任何的方法可以让你这么做。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心里接受他。这是唯一让你“脱身”的方法,把他从你的手上转到你的心中。否则,他就会一直在你的手上直到你受审判的那一天。你只能这么做。
141

彼拉多的下场是可悲的。神的话说,那些把他放在手上的人(我读给你们听),经上说:“人要向岩石和大山说……”他们祷告,但祷告得太晚了。他们大声喊着说:“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羔羊的生命要来了,因为那审判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启6:16-17]

你能想象当奥斯瓦德走上最高法院,面对坐在那里的陪审团等人愤怒的眼睛时,他会怎么样吗?他知道会发生什么,要么是毒气室,要么就是绞刑架,或者别的什么。他必须得面对这些。
142

那么如果你手上沾着拒绝神的道的鲜血走到那里,你所面对的就是地狱,永远的灭亡。那时你再向山和岩石呼求,再祷告可就太晚了。《希伯来书》10章说:“若故意犯罪(罪就是不信),若故意不信,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你并不是领受了这真道,而是知道,你没有领受真道,你只是……不,不。看到吗?这里不是说你领受了真道以后。)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因为神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143

当真道摆在我们面前之后,若我们故意不信,就再也得不到神的怜悯了,再也没有怜悯了。听这盘录音带的牧师,你怎么想呢?听录音的教会成员们,你们又怎么想呢?你要是故意不信,那你的结局会是什么呢?你没法把它洗掉,也不能把它踢给总部,它还会烧回到你身上。你们已经听到了,现在你该怎么办呢?到那日你要如何站立呢?他要么在你手上,要么在你心里,二者只能取其一。愿神帮助我们。

144

你如果能想象一下那个暗杀者,那人的心里将经历什么呢?他干了什么?他悔悟得太晚了,他已经干了。瞧,他本来有机会,他生出来就是一个自由的美国公民,他是个美国人。但他却想出卖自己的美国公民权而成为俄国人,结果引火烧身。他娶了一个俄国的女孩。他是古巴共产党的自由思想者。自由思想就是:“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你怎么办那称为基督的耶稣呢?你不要想当什么自由思想者,根本没有自由思想这回事。要以基督的心为心。

145

让我们祷告。好好想一想吧。若有什么称赞,若有什么德行,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腓4:8]你们今天上午在座的,还有那些听录音的人,你们都听到了我所讲的。如果今天早上你参加了聚会,而且你也知道,你还没有跟神和好,还没有从他的灵重生,神已经……你说:“哦,我已经承认了。”但我不是指这个,我问的是,神有没有接受你的承认。你说:“我已经承认了。是的,我相信。”

彼拉多也说:“我承认了,是的,但我该怎么办这个义人呢?”你不能那样把他从你手上洗掉。不,不能。你怎么办他呢?如果你还不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没有圣灵住在你的里面使你的生命丰盛,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接受他呢?你不能把这信息从手上洗掉,你永远听不到它的结尾。它会一直在你耳边回荡,直到你把它接受到心里,这信息就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46

今天上午这些看得见的听众中,有谁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请举手。,我们没有地方作圣坛呼召,这地方太挤了,但你们只要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求神帮助我。”神祝福你,我看见你的手了。你说:“现在,就在这里,我要在神面前,让他知道我是有罪的,我知道自己犯了罪。我要把他从我的手上洗掉,我要他在我的心里。”举起手来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主祝福你。我看见在这群会众中,可能有四、五十只手举起来了。

今日在呼召,今日在呼召(想一想吧,是他在呼召。) 耶稣在呼召,(是他在向你说话。)
147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犯罪,以致你的心上已经结满了“老茧”,再也听不进神的道了?当你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你听过讲道,并且想要那么做,但你把它推掉了,你的“老茧”就越结越厚。这道是不是离你如此的遥远,以致你再也听不到了?你是不是站在……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已经到了跟奥斯瓦德一样的地步?你要怎么办呢?在我们结束之前,在我祷告之前,在这所房子的什么地方里还有谁是没有举手的?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刚才说的最后这几句话,让我感到……”

148

不管是在外面的,在厅里的,在窗户边的,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都不要紧,只要……神祝福你,这位年轻的女士。神祝福你,先生,还有你。我看到你了。他在……神祝福你,女士。还有吗?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这边的你。神祝福你,在那边的那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好的,主祝福你。还有后面的那位先生。现在,我们想一想。当我们轻声唱“耶稣在呼召”这首歌时,我要你们好好想一想。我要你们说:“主啊,请怜悯我这个罪人,我这个冒牌货,我是个教友。主啊,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求你帮助我。我要事奉你,我现在这样许愿;我举手表示我需要你。现在求你提升我的心,让我来接受你。我要把你接进我的心里。”

149

当我们再唱这首歌的时候,你们愿意这么做吗?

今日在呼召, 今日在呼召(按你自己的方式祷告,现在祷告。) 耶稣在呼召(是他在说话,那是你举起手来的原因。) 今日温柔地呼召…… 耶稣在呼召,听他的声音……[会众唱“耶稣在呼召”] 听他今日……
现在听他的呼召。你说:“主啊,我有罪。你的血在我的手上,我是个罪人。我不想把这血再放在我的手上,我没法把它洗掉,我已经试了好几年了。我不想像彼拉多那样拒绝你,把你推给别人。我要你此刻就进入我的心里。主啊,我接受你。我看见你站在我面前,好像一尊雕像站在那里。我要凭着信心走到你里面去,知道你会饶恕我。从此刻起,你就在我的心里了。”
每个人都自己祷告。
耶稣在呼召, 他今日温柔的呼召。
150

天父啊,今天这篇简单的信息已经讲完了。这个决定……今天早上,法庭已经设立好了,天使们都来到了法庭上。伟大的圣灵就在这里验证了耶稣仍然活着。他是永生的泉源。坟墓不能拘禁他,阴间也不能留住他。他从坟墓和阴间里出来,升上高天,如今他就站在我们当中。主啊,我们的信条和教派捆绑了我们无数的弟兄姐妹,罪捆绑了他们,但他们今天要得自由。他们就像彼拉多那样站在这里,但他们不是想把他推给别人,而是举起了他们的手,说:“主耶稣啊,请进到我心里来。我再也不把你从我身上洗掉,我不能这么做。你还是在我手上。我不断地洗啊,洗啊,但就是洗不下去。但现在我接受你,我要你进到我的生命里来。我接受你进到我的生命里来。主啊,因着你赦免了我的罪,接纳我进到你的国度里。父啊,给我信心去相信你已经接纳了我。”求你应允,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

151

你们继续低头……“信心,凭着信心,神啊,求你帮助我,使我诚实。我知道你应许说,’凡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我要给他们永生并在末日叫他们复活。那在人前认我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也认他。那听……’”《约翰福音》5:24的正确解释应该是:“那明白,接受我话的。那接受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

你不会像奥斯瓦德那样被带到审判台前,你们被赦免,已经出死入生了。
“主啊,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但我相信这已经发生了。我全心的相信,我的不信已经离开了我。我可以自由地对你所说的每一个字说’阿们’了。我现在就接受它,我已经相信了你的道。”
152

你们低头……你们这么相信的,你们刚才举过手的人们……凭着信心你们看见了基督的形象,他就站在你应该进入的地方。现在,你要凭着信心而行,相信你的罪已经被赦免了。从今天起,你已经准备好要接受基督徒的洗礼,你已经准备好要走进基督里面。请你们再把手举起来作见证,说:“藉着信心,我全心全意地相信。”神祝福你们。太好了。你们说:“我现在就接受,我接受,我自己不能做什么。”神祝福你们。看来我所见到的每个人都举手说:“我现在接受了。”

153

瞧,你没有良善,你从来就没有良善,你好不起来,但耶稣正是为不好的人而死。“伯兰罕弟兄,那我要怎么做呢?”你只要接受他所做的,只要接受他为你所做的。相信并接受他所做的。牧师,我想水池会开放,准备为人施洗。如果你愿意受洗……如果你是奉父、子、圣灵的称呼受的洗,那你就是……我是存着敬畏和尊重的心这么说的,就我的看法,你根本还没有受过洗。你还没有受洗,因为你还没有执行主所说的话。

耶稣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如果你受洗只是奉一些称呼……他从来没有说:“你们去把这些称呼说出来,去把这些名称叫出来。”圣经从来没有这样的记载,没有任何人是那么受洗的。所有的人都是按照耶稣所说的,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这名就是耶稣基督。
154

拥有天国钥匙的彼得说了同样的话,所有其他的使徒,整个早期教会都是这么做的,直到尼西亚大会之后罗马天主教成立为止;他们用称呼取代了名字。你要么受洗归入罗马的教派教条,要么受洗进入耶稣基督的名,二者由你选择。现在取决于你了,你们没有办法推卸责任,推卸不了。你们已经接受了。现在管风琴师和钢琴师正在弹一首著名的老赞美诗。

我以信心仰望,十字架上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愆,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主!
大家谁也不要离开教堂,请大家庄重地站着,向神举起你的手。
我以信心仰望,(他就是道)十字架上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愆,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主!(完全彻底属你,我将生命交托给你。)
155

水马上就准备好了。如果你现在不能受洗,今天晚上我们再施洗。今天下午你们要好好想一想:耶稣在你的手中,要把他拿掉。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在耶稣基督的宝血里洗净自己。明白吗?是的,先生。记住了。让我们低下头,仰望他。

行过人生迷阵……
用你的心来做决定。他正在受审,神的道正要被钉十字架。基督正在受审。那称为基督的耶稣你怎么办他呢?
求主引路!为我化暗为明。 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156

继续低头。朋友们,好好想一想,也许你的名字是最后一个在生命册上的。我们正处在末世。好好想一想,这里还有人拒绝耶稣吗?记住,你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彼拉多再也没有得到另一次机会。他努力争取得救,但他办不到了,血还是在他手上。那么你又要如何对待今天那被称为基督的,受膏的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