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117 再来一次

1

我想要说,我……[原注:会众鼓掌]我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你们。我想要说,我也实在很爱这位弟兄。约瑟弟兄是我多年的朋友;什么时候,我想找个机会告诉你们,我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但我相信,要是主像约瑟那样爱我,那我就很好了。神祝福你,约瑟弟兄,愿主祝福你。

  我相信,我们该来唱这首歌“现在我信”。今晚让我们从心里这么认为,“现在我信”,好的。
现在我信,现在我信;凡事都有可能,现在我信。
现在我信,现在我信;凡事都有可能,现在我信。
2

让我们保持站立,我们来低头一会儿。在这一刻,也让我们的心向主谦卑下来。现在,我想知道,会众中是否有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你只要向神举起手,说:“神啊,这意味着我有一个需要,我需要你来供应给我。”愿神应允你的需要。

3

我们的天父,伟大而全能的耶和华,你曾用你的道使这地成型;并赐给我们机会寄居在这地上,让我们做出生与死的决定;“今天,你们要选择,”我们得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所以父啊,我祈求你,这里若有人还不认识你就是他们个人可爱的救主的话,愿今天晚上他们就来选择你,因为认识你就是生命。如果今晚这里有人病到濒临死亡了,愿他们今晚就选择你作他们的医治者,这也意味着身体要再次得到康复。

  哦,你对待人是那么的良善:长久忍耐,不愿他们一人灭亡,而愿人人都悔改。你差云彩来,降下雨水,使地生长果子和食物,来喂养你的孩子。我们却是如此的漫不经心,主啊,我们是这么浪费、毁坏,这么自私。神啊,请赦免我们,主。我们祈求怜悯。我们不想要你的公义和你的审判;我们想要你的怜悯,主啊,所以我们祈求,使我们有份于你的怜悯。
4

父啊,不是让这群会众听到我,而是求你听到我,我站在这个奉献给神的地方,我为着这次美好的交通而感谢你。我全心相信,若你今晚来到的话,将会有一大批的纽约人进入那伟大的被提中。父啊,我们祈求,愿我们成为灯,不是放在斗底下,而是在那点亮灯的圣灵的恩膏下;使我们可以成为这个正在死亡的世界的灯;因为那不信的巨大、昏暗的浓雾正从四面八方飘来。我们知道,当那光开始照耀时,不久我们就将看见我们的主驱散那浓雾。我们相信,主啊,你必预备好我们。如果我们今晚需要什么,求你藉着你的恩典供应我们,主啊。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5

我不是很善于表达,但我想对维克牧师说,对他在这里的同工,对唱诗班里这些可爱的女士和弟兄,对所有合作的牧师、普通信徒,对你们大家,对所有进到会堂来的客人和陌生人说:感谢你们这个星期对我的支持,以及你们为要竭力把福音的光带入这城市而做的祷告和合作。

  维克牧师和许多别的牧师,我们的努力就是在这个大湖里撒下网。这里有许多鱼是属于神的,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在哪里。但当那牧师站在一角,另一个站在另一角撒网时,我就来把我的网同他们的合在一起;把我的事工同他们的事工合在一起,向外拓展,为要把更多的人网进来,使我们可以把他们献给神,说:“父啊,这里还有鱼吗?这里还有生命的种子吗?就是那些羔羊为之而死、在生命册上所预定的人。如果他们是,我们感到,当福音的光照射出来,他们很快就会看见它,因为他们被预定要看见它。”
6

呐,我们很抱歉,没有空位来容纳会众。几乎每个晚上,当我来的时候,都会有一大群人在街上走来走去,想要进来;有些人在哭泣等等,你知道。

  但我知道,他们这里有一条规定,即消防署署长的规定,只能有这么多人,你必须空出这么多的过道,等等。他们也无能为力。因为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要遵守规定。因为耶稣在圣经中告诉我们说:“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所以,我们要尽力。如果我们不遵守凯撒的,我们能不能遵守神的就很值得怀疑了。只要凯撒的规定不与神的规定冲突,因为我们必须先遵守神的。所以,有这些火情的危险等,瞧,他们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也对我们讲过了。
7

我为这些人祈求怜悯,看到他们在街上走来走去,等等,那些病人想要进来,他们坐着的士从纽约其它的地方,还有长岛、新泽西、曼哈顿等等不同的地方赶来。哦,你瞧,但我们只能祈求神。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个规定,瞧,他说:“如果消防署署长进来,看到人群这么拥挤,他会把整个聚会都关闭的。”那样,所有的人就都要被赶出去了。

  我要对这会堂的主人或什么机构或拥有这会堂的公司,也对让我们在这会堂中聚会的管理人员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对这会堂的负责人和把这使用权提供给我们的人表达我的感谢。他们实在是非常的友好,如果他们……如果他们这时还没有得到永生,我相信,神必赐给他们永生。
8

呐,这听上去好像是个很草率的说法,但我这样说只是因着我对基督的火热。我真的祈求神,从今以后,任何时候,若这会堂被用作跳舞或世俗的娱乐等,愿圣灵将这样的悔悟倾倒在那些人身上,直到他们哭泣祈求;我为此而祈求。因为我确信,那些拥有这会堂的人,他们宁愿看见灵魂得救归入神的国,也不愿看到别的事发生。

  你们说:“呐,欢迎你回来,”让我再回来,这充满了我的心。因为我这些古怪的小事工常常在弟兄中很不受欢迎,特别是有些人,在他们的组织里,他们被灌输到了一个地步,就不能再接受我的事工了,瞧?这是因为有个体系在它的后面,不是那些宝贵的弟兄……
9

我遇见过天主教神甫,他们握着我的手,注视着我的眼睛。你以为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吗?那是辨别的恩赐,你瞧?就是你们在这里所看到的。他想要接受这事工,但做不到,瞧?因为他会被赶出教会的,看到吗?新教的传道人也是这样,很好的弟兄,他们要接受这事工。

  当我反对某个宗派或宗派的体系时,我那样做,不是要反对宗派里的人。我所反对的是那个体系,你明白吗?是那个体系把他们分开了,使我们得不到,瞧?他们写了各自的信仰宣言,说:“我们相信这个,句号。”如果他们是用逗号,“我们相信这个,加上主在他的道中所要显示给我们的一切,”那就没有问题了。但他们不会那样做的,你们知道这点。要这么做的话,它就不能是个宗派,明白吗?只能是神的运行,不断地前进,你看到吗?
10

每个宗派都成为了另一个的春雨。瞧,对天主教来说,路德是春雨;对路德来说,约翰·卫斯理是春雨;对那个宗派来说,五旬节运动是春雨。呐,五旬节派也组织起来了,现在会怎么样呢?看到吗?

  但记住,神的子民决不会把支搭帐篷的钉子钉得太深太牢,以至拔都拔不出来了。当火光,火柱移走时,他们也跟着一起走,瞧?他们跟着火柱一起走。
  当你看到火柱在行事,圣灵在行事时,接着,当那带来信息的人离开世界之后,他们就说,他们要在那人所行的事上组织起来。火柱就移开,撇下了他们,任凭他们留在那里;火柱继续往前进。他们把钉子钉得太牢了,不能动了。呐,但在那里面,有许多好心的人。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能像这里这样,能让我把心里的东西如此自由地讲出来。
11

呐,人们说:“纽约人是冷漠、与众不同、不拘礼节;这里是个大熔炉,把各国最坏的东西,抓一把扔在这里,搅一搅,你就得到了纽约。”瞧?但我想要你们知道,在这里,这里也有一些神的圣徒,明白吗?没错,是真的。在全世界,我所到之地,我发现在各国中都有一些神的圣徒,到处都有。奇怪的是……

  我可以对你们一些人说说这点,只是插一句。作为宣教士,我发现,我到一个连左右手都分不清的国家去,他们不认得什么字,不知道怎么拼写,他们所知道的就是宰了吃。但让他们领受了圣灵,他们就会做你所做的,行你所行的;他们甚至连一个字都不懂。所以你看,这是给各地所有种族和所有民族的,我们都有好有坏。
  我今晚确实感到,也感谢我们的天父,因为我相信,今晚我有幸对之传讲的人,正是这精英的一部分。
12

呐,你能想象对这样一群人讲道的责任有多大,他们会依赖你所说的每一句话,然后在审判那日,你必须为你所告诉他们的话做出交代。因为藉着这个卑微的小事工,使人们得到信心,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做出那些事;它必定是从神来的;因此,他们会依赖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以,我记下一些经文和笔记,不是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会让大家群情振奋,我从来不想去建造这种东西。瞧,我尽力去祷告,并思想一些能造就你们、帮助你们的事。

  因为我在这里,不是要让我们大家拍手、喊叫,在过道上跑上跑下。哦,我相信这些,肯定的,但还有比这更大的事。这种东西必须要有一个根基,你明白吗?我相信,当你跳起,又落下后,那你活的该跟你跳的一样高才对。你瞧?如果你不能,就不要跳,看到吗?所以,你活多高,就跳多高。呐,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因为,瞧?毕竟你的生命会比你的见证说得更大声。你知道,瞧,人们会藉着你的生活方式和你所做的事而知道你是个怎样的人。
13

呐,我晚上一直都讲得很长。要离开这讲台,瞧,我猜想正确的时间是在二十分钟后,但我甚至都还没有开始呢。我很慢,我只是……

  我总是迟到;我生到地上时迟到了;我是九个多月生的;后来我……没错,我出生时,有点超时了,我母亲说的。后来我上学,我受的那几年教育,我也总是落在后面。当我结婚时,因为我跟病人通电话,让我妻子等了约三个小时,我参加婚礼迟到了。呐,接下去,要是我的葬礼也能迟到就好了,瞧?那是主要的事。我这样说,不是说笑……但这是事实。
14

但我从未试图教育人们来接受这点,我从未试图这样去想过;只是要让圣灵照他的方式而行。

  我家有两个女儿。不久前,我在跟她们谈话。一个是利百加,另一个是……那是大女儿,小的一个,是她的妹妹,叫撒拉。她们相差约有五岁。不久前,我参加了一次海外宣教聚会,回到家很晚了。她们都是爱跟着爸爸的女孩子;即使到了现在,利百加是个大姑娘了,仍然是个爱跟着爸爸的女孩子。我爱我的孩子们。我记得,她们会起来,等着;我不在家有几个月了。我回家时,她们等着要见我。瞧,她们还是孩子,那是几年前的事,大约十年前。我去了海外,正赶回家。飞机晚了,所以,两个小女孩困了,就上床了。睡眠精灵把沙子撒进了她们的眼睛里。[译注:睡眠精灵是一种民间传说中,能把导致人睡觉的沙子撒进孩子眼睛里的精灵]所以,只有妻子还等着。
15

最后,我到了凌晨三点左右才到家。可是,我太累太疲惫了,睡不着觉。我躺了约一个小时,然后就起来,走进客厅,坐在了椅子上。不一会儿,天就亮了。

  接着你知道,我听到身后的房间里有声音,是两个女儿醒来了。利百加先醒来,她一下子就想到:“爸爸回家了。”于是她就出来了;跳下床就出来了。瞧,那把她小妹妹也吵醒了。
  瞧,我猜想,我的孩子就像你们的孩子一样。大的孩子穿过的衣服就接下来给小的穿,所以,撒拉穿着百加的睡衣。那个时候,她们穿的那种兔脚睡衣,裤管很大,对撒拉也的确是太长了。所以,她走起来拖拖拉拉,她的腿太短了。
16

于是,利百加跑过来,跳到我的膝盖上;张开双臂抱住我,开始拥抱我。当然,我稍微哭了一会儿。所以,可怜的小撒拉以为自己被冷落了,因为百加赢了她;所以她就站在门边,黑黑的大眼睛朝上看着,眼泪滚到了脸颊上。

  利百加转过身来,说:“撒拉,我的妹妹……”我想,她表现得有点像某些教会试图要做的,你知道。她说:“我要你知道,是我先到这里的,”她说着,用双手抱着我,她说:“我已经得到了整个爸爸,没有地方留给你了。”呐,很多时候这就是他们想要告诉我们的,你知道。瞧,百加的腿比较长,所以能踩到地板,她有点长大成人了,你知道,就像许多教会那样。
17

但小撒拉,她受了很大的伤害,我看着她,就对她使了个眼色,你知道,就像这样示意她,然后我伸出另一条腿。她就等着这个呢。她马上跑过来,跳到我腿上,对她的小短腿来说,我有点太高了;她摇晃着,好像要摔下去一样。瞧,我就用双手扶住她,她把头靠在我怀里。我猜,她挺喜欢那种感觉,我也是;于是,我抱着她。

  她抬起头,望着利百加;我想这个说的真是很好。她说:“利百加,我的姐姐,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她说:“没错,是你先来这里,你得到了整个爸爸,但我要你知道,爸爸得到了整个的我。”所以……[原注:会众鼓掌.]
  我不是神学家;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在某个神学院里进修,但我希望神得到了整个的我。是的,就是这样,使他能使用我。
18

最后,但决不是最小的,我来这里决不是……我叫他们不要收取任何奉献,瞧?我来不是为了这个;我一生中从来没有为自己收过一次奉献。我当传道人有三十三年了;我一生中从来没有收过一次奉献,有些传道人曾为我收过。但我一生中从没收过一次,我也希望永远不会。

  但既然你们已经收了,那我会把钱放到海外的宣教事工上,我要亲自去那里,把钱带给那些人,他们没有你们在这里所拥有的特权;把这同样的福音带给那些无力支付我去那里或支付我一路开销的人。因此,我……[原注:会众鼓掌]谢谢你们。使他们那些没有这特权的人也能有像我们这里的人那样的特权。你知道,没有一分钱会花在喝酒和抽烟等上面,它都将被用在神的国里。我相信,神在这点上将会给你们特别的嘉奖。“你们既做在我这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做在我的身上了。”愿主祝福你们。呐,今晚我想要讲……
19

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昨晚在那个大的祷告队列里,当你从这些传道人的手下经过时,有多少人感到圣灵已经在你的事上运行了?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哦,太美妙了,真好,太美了。圣灵总是在运行,他运行是为了你们的益处。

  呐,今晚,我想,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医治聚会……我们已经看见主耶稣显明了他的大能,使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这个星期来,我们也知道,主显给我们的这许多伟大的神迹说明他现在正以圣灵的样式与我们同在。
20

下个星期天,我会在印第安纳州我的教堂,星期天早上和晚上。接下来的那个星期,我会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参加一次大型的年会。过后,我会去亚利桑那州的尤马,然后回到凤凰城参加基督徒商人会的年会,然后就回到印第安纳州过圣诞节。然后,再回到凤凰城,要是你们在那附近或有朋友……从十九日起,他们为我安排了那个大约有四千个座位的拉马达大礼堂,很漂亮,有空调,免费的,安排在国际基督徒商人会年会之前。有四个晚上,我讲两个晚上,罗伯茨先生讲一个晚上,我想,布朗弟兄讲一个晚上;我想,我的两个晚上是开幕和闭幕的晚上。然后,从那里再一直下去。

21

请为我祷告。呐,我需要你们的祷告。如果有谁是需要祷告的,那就是我,看到吗?撒但一定……你知道,我是他要攻击的一个目标。我必须要一直持守这信心,这盾牌,才能前进。愿主永远祝福你们。

  如果那日之前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要在那个早晨在那个大门口见你们。在那里,我能说的就是我现在要说的;我仍然相信这同样荣耀的福音,相信耶稣基督不是死的。他活在他的子民中间,他的福音仍是一样的。他所做的事,我们也要做,直到他来。我知道,神必按着我所传讲的这些事来审判我。我必须为自己所说的话而向神交代。
22

愿主祝福你们。在打开这本书之前,让我们做一下祷告。

  主耶稣,求你现在用这道来喂养我们饥饿的魂。我们在耐心地等候你,主。我们内心怀着极大的盼望;就像在那节期的最后一日,人们极其的欢喜。我们想到在殿里的西面,圣灵应许过他,在他离世之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就在那个大日,妇女们进来要让她们的孩子行割礼,献上洁净的礼,就在那个时候,耶稣被带进了殿里。那天早晨,西面可能在另一个角落的办公室里,但圣灵给了他应许。这时,弥赛亚就在他母亲的怀里,这小婴孩包着布。
  马利亚因为名声不好,人们都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人们这么想:“那孩子不是从圣洁婚姻中生的。”没有人要与那妇人有什么相干。但在马利亚的心里,她知道她怀里所抱着的是谁。父啊,愿我们的心今晚也抱着同样的指望。不管世人说什么,我们都知道,是什么进入了我们的生命中。
23

就在那时,西面,他说,他……圣灵告诉他,他必看见弥赛亚。虽然年老衰弱,但这个老圣人,一个令人尊敬的人,他相信所临到他的是主的道。圣灵临到他,他受圣灵的引导,就从殿里走下去,绕过了那一大排的母亲们。那时有两百五十万人,一个晚上可能就有几百个婴孩出生。母亲们都站在那里,准备给孩子们行割礼和洁净礼。

  圣灵引导西面来到了这个被拒绝的小孩面前,伸过手去,把弥赛亚抱在怀里,眼泪顺着胡须流下来。他说:“主啊!如今可以照你的话,释放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
  从殿里走来了一位踉踉跄跄、老迈的女先知,主的道临到了她,也预言了弥赛亚;她眼睛是瞎的,但灵里却不是,她知道那就是弥赛亚。
24

主神啊,让我们的眼睛打开,晓得他仍然是弥赛亚。愿我们今晚就接受他,因为我们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这里不是我们的家,这里不是我们的土地。我们是一群行为不同的人,因为我们是从上头生的。

  我们这些心里持守这应许的人,愿我们看见耶稣为他的教会所作的这应许,使我们在他再来之前能看见;因为我们看见挪亚的日子又回来了:“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地上充满不道德的事。”然后他说:“对外邦人来说,正如所多玛的日子一样,在火降下来之前,神要下来,彰显在肉身中,并晓得人心的秘密。”他应许这同样的事要再回来。伟大的圣灵啊,愿我们今晚能有这荣幸;我们这样谦卑地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25

[原注:有人说方言,又有人翻方言。]阿们!

  哦,我想,现在应当意识到圣灵,这光就在我们周围。要打破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的壳,还有时间,现在就意识到神的灵在我们中间。
  我们现在来读这道;请翻开《士师记》16章,从23节读起。
  当你们翻的时候,我想说一下,今天下午我之所以选择读这段经文来作为这次大会的结束,是希望带出一些对教会有所建造的东西。当圣灵在房间里临到我时,我总是在等着看圣灵要说什么话。我可能记下一些不同的经文等,然后思想当我讲到那里时会怎么样。“对这一点主会怎么说呢?”
26

现在,请注意听!我们来读,你们尽可能地注意听。因为在这里,若是神的旨意,我要把这两点做一个对比。现在注意听,从23节读起:

  23非利士人的首领聚集,要给他们的神大衮献大祭,并且欢乐。因为他们说:“我们的神将我们的仇敌参孙交在我们手中了。”24众人看见参孙,就赞美他们的神说:“我们的神将毁坏我们地、杀害我们许多人的仇敌,交在我们手中了。”25他们正宴乐的时候,就说:“叫参孙来,在我们面前戏耍戏耍。”于是将参孙从监里提出来,他就在众人面前戏耍。他们使他站在两柱中间。26参孙向拉他手的童子说:“求你让我摸着托房的柱子,我要靠一靠。”27那时房内充满男女,非利士人的众首领也都在那里。房的平顶上约有三千男女,观看参孙戏耍。28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神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29参孙就抱住托房的那两根柱子,左手抱一根,右手抱一根,30说:“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就尽力屈身,房子倒塌,压住首领和房内的众人。这样,参孙死时所杀的人,比活着所杀的还多。
27

多么悲伤的场面啊!那一定是个炎热的下午,阳光照在欢庆的人群中,当两个人走进来时,三千个非利士人从会场的看台上向下注视着。高贵的将领和他们那些珠光宝气的太太,当那童子领着这个瞎子进来时,他们都向前屈身,要看个清楚。整个下午,房子里都弥漫着醉汉的吵闹声,正在庆祝(这是最让人心痛的地方),正在庆祝他们的鱼神大衮胜过了耶和华的仆人。多大的耻辱啊!发生的是什么事啊!这人失败了;但神没有失败。

  当耶和华向下看到这一切正在进行的事时,他会怎么想?醉得东倒西歪半裸的女人、珠光宝气与衣着华丽、涂脂抹粉;醉酒的丈夫们在饮酒,并向他们的神,鱼神,偶像,庆祝它战胜了耶和华的仆人。
28

那童子领着这个跌跌撞撞的瞎子走到了所立的两根柱子的中间,它们支撑着这些倾斜的大柱子……应该说是像这样斜下来的大厅。这两根巨大的柱子,我能想象场景大概就是这样的;它托着三千个人,有将领、名人、最尊贵的军人、最了不起的勇士。那些名人都被邀请来参加,因为这是一次大庆祝。

  在他们的对面是那个巨大的鱼神像,它下面的祭坛上放着人类的血,把人当作祭物献给这鱼神;一个不能说、不能听、不能呼吸的彻头彻尾的异教偶像。但因着他们的无知,他们拜这鱼神,以为是他让他们取得了胜利,要进行庆祝。
29

然后,把他带到了这柱子旁边的地板上,那里他们就都可以看得见即将开始举行的主要节目。那里有很多娱乐节目,可能有像过去常常表演的耍猴;他们有角斗士,当他们决斗时,角斗士会说,要把躺在地上的受害者杀死或不杀死。他们必须要看到流血。所有这些节目都表演过了,现在,这主要的节目上场了。前奏已经结束了,现在,这主要的节目是要取笑耶和华,取笑我们的神,这一切都是因着他的仆人没有听从他。

  瞧,他是神,这是真的,但我们作为他的仆人,我们带着使命,要完全照着他所说的那个方式去执行。
30

后来,我们发现,他们处在醉酒、毫无敬意的状态中;此时,他们都站起来,因为一片寂静,也许号吹过了。他们就要举行他们这次所庆祝的主要节目了:把耶和华的见证人带上来,把他带出来,去到大厅的中央,这样,他们就可以取笑他,拿他来戏耍。

  你看他,蒙羞、破碎,是堕落教会的象征,属灵上被剥光了,道德上破碎了。这是今天境况的何等写照!
  “参孙,这就是参孙,伟大的参孙;这就是他,神大能的器皿?”瞧,我能想象,许多非利士将领都站在那里观看,瞧,光是想到他的名字,整个国家都会颤抖。只要说“参孙”,这就够了。只要提起“参孙”这个名字,每个人都在颤抖,而现在,你再看看他!
  你知道,以前主耶稣的名字受人尊敬,人们极其尊敬他。那些尊敬他名的人能够靠着这名赶逐污鬼,能够奉他的名让自然都顺从他们的命令。
31

但我想到,这里的参孙,我要把他比成现代、当地的……不是当地的,而是现今教会所处的光景。这是一个很完美的对比。教会很久就失去了人对它的尊重;不是因为神丢弃了教会,而是因为教会丢弃了神;不是因为神丢弃参孙,而是参孙丢弃了神。作为教会,我们本应该处在像当时亚拿尼亚和撒拉非被带到教会面前时的状态;但相反,我们却长期与世界上的东西妥协,并把它们带进来,直到今日;它被人叫作一帮圣滚轮,或只是普通的另一个宗派,只是某个教会而已。没有……它没有了所当有的那种尊贵。

32

70 我猜想,他们都站在那里,都站了起来,因为主要节目就要开始了。现在,让我们回到过去看一下。我能想象,那些非利士人,许多了不起的勇士站在那里,搂着他们那些珠光宝气的女人,在大衮前面敬酒,说:“大衮万岁!你胜过了耶和华;我们让他们看到了我们能做什么;这家伙自认为很厉害,我们让他看到他什么也不是。”

  这几乎就是今天教会的光景。我们这些手上握着神国钥匙的人,带着神赐给人的各样属灵恩赐,这些恩赐都在教会里,长期与信条等东西妥协,直到把神的所有大能都从教会里剔除了;直到教会成了一个会所而已。
33

就像最近的一个事件,一个穆斯林站在我们最著名的福音布道家旁边,他说:“我带三十个患病的人来,你医治十五个,我医治十五个。”我这样说不是要反对那个布道家,决不是;但那个布道家就跑开了,并任凭那人,没有一点的回应。

  这让我们的神多么失望!因为道就是神,这道的应许就是神的应许:“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
  这几乎是另一次的挑战,或另一次的庆祝;因为外邦假神也能对教会挑战,而教会站在那里,无助、被打败、属灵上被剥光了。呐,是因为有什么东西导致了这个!那是因为世界的思虑进入了教会里,使教会仅仅成了会所而已。我们发现了这点,我相信……
34

我不知道我对这种情况会怎么做。我必须等着,要看神说什么。但我相信,我会像那些希伯来少年那样:“我们的神能救我们脱离这个;即或不然,我们也决不跪拜你的像,无论神救不救我们。”

  但我们失去了这勇气,那也正是参孙所做的,他失去了能力。教会见证的影响力已经失去了,它本是一个活的、能动的基督的身体。它接受了教条,用他们的信念与教条混杂,以至道不再居首位了。正如耶稣对他要来找的那个无助的教会所说的:“你们握着神的诫命,却用你们的遗传,把它变得无效了;藉着你们的遗传使神的诫命变得无效,把它解释得面目全非了。”
35

不久前在一所学校里,有一个很不错的纽约人去到我家,他对我说(他是个浸信会的弟兄),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浸信会信徒。”我让他进了家,坐下,他和另一位弟兄。我们谈了好久。过后,他说:“我小时候,我就得到了呼召要事奉神。”他说:“我宝贵的母亲用洗衣板为人洗衣服,送我去学校;”他说:“那天,我要去领文学士学位时,”他说:“那时我以为,基督一定在那里面,但他不在;当我得到博士学位后,我以为:’基督会在那里面’,但他不在。”他说:“我得到法学博士等学位后,”他说:“我所得的学位和荣誉学位多得可以贴满你的墙壁,但在这一切当中,基督在哪里呢?”他说:“我仍然在寻找他。我要问你一个问题,那些教师都错了吗?”

36

78 我说:“我的弟兄(他原先是个犹太人),”我说:“作为一个只受过七年教育的人,我没有资格说那些教师是错的。我不能那样说;我觉得我不够资格去谴责任何人。但我要说说这点:我找到了他,他的确不在那里。”

  他说:“我听说你过去是个浸信会信徒。”
  我说:“这是真的。”
  他说:“呐,据我所知,你已经转向了五旬节派。”
  我说:“不,我只是接受了五旬节的祝福(瞧?),不是五旬节的宗派,是五旬节的祝福。”
  他说:“哦,我参加过他们的聚会。我看见他们踢椅子,把书往窗外扔;”他说:“你不能叫那个是可称颂的圣灵的行为吧!”
  我说:“我无法论断神。”
  他说:“那么,”他说:“是什么使得他们那样做呢?”
37

我说:“在我的旅途中,我发现有两类人。”我说:“一类是基要派;从地位上看,他们藉着’机械’知道他们是神的儿女。”我说:“我发现的另一类是五旬节派,他们拥有圣灵的洗。”但我说:“基要派从地位上知道他们处在哪里,但他们对神的道却没有任何信心。五旬节派有很多信心,但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我说:“这就像一个人在银行里有很多钱,但不会写支票;另一个会写支票,但银行里没有钱。但要是你能把它们两个合在一起!”

  他说:“那么,是什么使他们有那样的举止呢?”
  我说:“那是在释放蒸汽;”我说:“呐,我认为那并不是必须的,”我说:“但他们必须在某处把气放出来。”我说:“呐,如果他们能把所有蒸汽收住,并知道如何基要地把它引到的道上来,那么神伟大的国度就会开始推动起来了。”
  撒但就从那里钻了进来,使它有这一切机械,却没有动力;而那个有这一切动力,却没有机械。瞧,我们必须把它们两个放在一起。我们得到了圣灵的能力,但我们需要回来,把道输送进这台机器里。我们不能把信条输送给它,它不会燃烧这种东西的,会把管道堵塞的,它不会燃烧这种东西的。它是为了神的道而造的。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一切的话,不是一部分的话,而是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38

所以,我们站在这里,一个得到了最后使命的教会;耶稣对他的教会所说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他给的最后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并且……”“并且”是个连词,把句子连在一起,“并且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那为什么当我们站在一个异教假神的面前时,却失败了呢?我们再次像参孙一样站在那里,属灵上被剥光了、道德上堕落了,我们的众教会。所发生的事是,他们曾经是令人尊敬的男女,今天,你们……太糟了。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关于这点的一些看法。参孙站在那里;对不起,他今天又出现了,道德上和属灵上再次被剥光了。这也是一个堕落国家的象征。这也是指着教会讲的,因为参孙是神的仆人,应该是的;教会也应该是神在地上的仆人。
39

许多大能的勇士站在那里,略为清醒了一下;酒可能正从他们的铠甲和胸牌上流下来;他们搂着珠光宝气的、漂亮的小皇后,从那上面往下看,许多人看着这个景象。一个孩子牵着这个高大魁梧的人出来,他眼窝里没有了眼球;它们被烧掉了。

  那就是仇敌所干的。首先,当他抓住你时,他就会像对参孙那样对你。他要封闭你的眼睛,使你无法再看见这福音的光。呐,他不能看见,他的眼睛没了。教会也早已经失去了它的属灵视力,无法再看见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以及每个应许都是真实的。
  他们现在站在那里,这人没有眼睛,样子很可笑,羞耻地站在鱼神偶像的底下,成了那国的俘虏,而那国正是神兴起参孙来要让他去毁灭的。
40

呐,我一会儿就要讲到点子上了。这里是我们的五旬节派信徒,五十年前它离开了宗派的泥坑;神呼召我们出来,成了一群分别出来的人。而今天,我们有一打的组织,各不相同,五旬节派都在彼此争斗。神呼召我们出来要去战胜的东西却战胜了我们。如果一人到这个宗派去举办聚会,其他人就不会合作。随时你都会发现这种情况,没错。宗派在神看来永远都是个被咒诅的东西,宗派从来没有……神从来没有……宗派从来都不是他的计划。

  神不能改变他的计划;神只跟单个的人打交道。在挪亚的日子,有几百万人,但只有挪亚是那个受膏的。在以利亚的日子,有几百万人,以利沙和以利亚也决不是同时出现的;一直下来到各个世代。摩西下埃及的时候,以色列人有二百五十万,瞧?在耶稣的日子,有几百万人;甚至当伟大的先知约翰站在那里时,当他看见那位大能者来到时,就说:“我必衰微;我的工作结束了;他必兴旺。神……”他把人们指向那羔羊。
41

但你瞧,这一直持续了三百年,直到尼西亚大会,那时,我们定意要拥有一个组织。从那以后,就堕落了。每次一个信息出现,然后他们就组织了起来,在属灵上它就死了,再也不能回来了。所以,这对神的教会来说是个被咒诅的东西,因为人的手加在了圣灵的运行上,一直都是这样。

  他们跑到外面,弄了一些神学院的传道人来,然后与世界交往等等。接着你知道,那些女人和男人举止开始像世人一样。接着你知道,政治、主教,他们开始追求名誉;他们争权夺利、辩论争吵,直到神的灵担忧,彻底地离去了。
42

有些人还记得,他们曾看过的那个带着恩膏的参孙,站在田野里,有一千个非利士人包围着他,他手上仅仅拿着一根脆弱的驴腮骨;当主的灵在他身上时,他拿着驴腮骨击打那一英寸厚的铜头盔,把非利士人打得四处逃散。许多人跑到岩石里躲了起来;他仍站在那里,说:“你们想要再挨几下的,就出来吧!”有些人还记得看见过这个。

  有些人可能低声说:“你还记得在迦萨的那个晚上吗?我们的仇敌进城时,到处都是喧嚷声。我们叫了军队来,把大城门锁了。那城门可能重达六、七吨;那些巨大的铜制的城门,四、五辆马车能并排穿过这城门,整个部队都是从这儿进的城。我们派了军队,带着刀枪,站在那里说:’现在,我们抓住他了’,当我们醒来时……”他走到那些人中间,左右开弓把他们扔到一边,然后抓住城门,左一个右一个就把它给拆了,扛在肩上,走到山顶,坐了下来。那是主的灵在他身上的时候。有一天……
43

有些人可能还记得,当时他们看见一只狮子向他吼叫,马上就要把他咬死了。

  如果有人知道狮子咬死人有多快……它只要大吼一声,一个猛扑,眨眼间就能杀死一头两吨重的角马……哦,是野牛;它只要一巴掌就能像那样打断猎物的脖子或像那样咬住它,猎物就死了。猎物甚至蹄子都不会踢一下,当场就被它杀死了。
  现在,这人正走着,狮子在吼叫,他是无助的,手上甚至连根驴腮骨都没有。但圣经说:“耶和华的灵临到了他身上,”他就抓住狮子,把它撕裂了。
44

但现在,他却无助地站在那里,所有的能力都被剥夺了。现在也是这种情形;教会也处在同样的光景中。以前,教会曾经能赶鬼;教会曾经使死人复活;教会曾经行耶稣所行的事。罪无法呆在他们中间,圣灵会进来谴责罪。人若属于这群基督徒又暗中行了不正的事,他只要一进来,圣灵就会把他的罪揭露出来。他要么悔改、要么灭亡。但你看,我们不再有那个了。

  他们也不再接受这个了。当这种事临到时,他们却试图叫它是邪灵,这就让他们受到更多的定罪。肯定有什么东西要定他们的罪。
45

注意,能力被剥夺了,这人的脑子里会想些什么东西呢?曾经是那种大能的勇士,现在却让一个童子牵着到处走,为什么?他瞎了,他看不见;他没有东西可以去看。

  神啊,请怜悯我们!教会变得如此的宗派,走得如此的远,以至魔鬼剜了他们的眼睛,属灵的眼睛,使它看不见这是神的道,不是信条,是道。神有责任成就他在圣经里所应许的每一件事。他们说:“我们相信……”如果它与这道相违背,你就根本没有任何信仰。基督的心思若在你里面,你就会相信基督所写的话,因为这道就是基督。但你看那种光景,看看这个对比,我们就明白了。
  他的脑子里会想什么呢?让我们看看他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46

我们看到那些将领的脑子想些什么,曾经连他的名字都让他们惧怕。他们曾经什么都不敢做。只要提起参孙就够了,每个人就都跑了。但此时,他作为一个牺牲品而站在那鱼神大衮的底下。一个鄙视偶像的犹太人,此时作为一个牺牲品,站在偶像的底下,为什么?因为他辜负了神。参孙站在那里,毫无疑问……让我们花三、四分钟来查看一下他的心思。

  他一定想起了他赢得的所有胜利。他站在那里,他所行的事;主怎么祝福了他;曾几何时,只要他是在神的国里,持守神的应许,那么,他就是一个伟大的人。
  瞧,他失败了,丢弃了那应许。教会也行了同样的事:丢弃了各种应许。“哦,瞧,那是……我们要写出自己的教理问答;这就是了……”瞧?这道才是准则。
47

呐,注意。参孙想起了他的所有胜利。接着,他脑子里肯定也想到了这个,就是他如何辜负了神的百姓。

  这对一个坐在那里读着这本圣经,然后走到会众面前的传道人来说,是件耻辱的事情。这世界充满了罗得一类的人。圣经说,所多玛的罪恶使罗得的义魂伤痛,但他却没有勇气站起来责备那罪。今天有很多男人……我带着敬意,只带着爱,这样说,只是要说出真理。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
48

有许多人也读我们所读的同一本圣经,坐在办公室里预备他的信息,碰到了这些神的真理,然而却绕了过去。他害怕讲道谴责女人剪头发,他的组织会把他赶出去的;不敢谴责那些不道德的衣服和属灵上的淫乱;不敢谴责那些在圣诞节社交性地喝点酒,以及那些在外面搞点无害的美国式娱乐的人;讲肮脏的笑话,还仍然担任着执事的职位。他们知道那些东西是不对的,但他们还是那样,正如罗得的日子一样。我们又回到了那种罪恶的境地,看到吗?

49

哦,圣灵一定使参孙想起了他是怎样辜负了神的百姓,也怎样辜负了神自己。现在,他成了那个神兴起他并赐给他能力去毁灭之事的囚犯。

  带着爱和带着……我是个成员,我与你们同在这道里;不是组织的成员,神禁止我那样。但靠着恩典,我是基督身体里的一个肢体;我是你们的弟兄;我没有自私的动机,我的动机不是要达到个人的目的。我只是为了主神而大发热心,我说这点是出于真心的。你又回到了那个神呼召你脱离开的东西上。正如圣经所说的:“就像猪又回到泥里打滚;狗回头吃它所吐的。”如果那呕吐物第一次让狗恶心,那么第二次岂不更使它恶心吗?如果组织和信条把人们捆得这么死,而神呼召你们出来,成为自由的民,你却又转回去行了同样的事,这便是更大的罪了。
50

现在,他们让参孙戏耍,给他们取乐。这正是现在所发生的事,不再要圣灵了。

  当某人站起来,自高自大,为了对神负责,圣灵就必须制止这种事。当他们试图责备圣灵时,我看见人们从聚会中把他们抬了出去:有人瘫痪了、变瞎了、哑巴了,甚至在会中当场死去,摔倒而死。天上的神知道这是真的。你们这里许多参加过其它聚会的人都可以为这些事作证。
  那本应该有一种圣洁的能力环绕着教会,使鬼魔逃跑。然而相反,教会却成了笑柄。这是怎么回事?用机械代替了动力。
51

此时,参孙被戏耍;是什么导致的?是什么导致了参孙的堕落?他让一个女人勾引他,使他偏离了神的应许,的确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这点。他有七条发绺;他生下来时,他的出生就是要当拿细耳人,作归给主的特别的人。但你瞧,他让这女人勾引了他,最后她把他独有的特征都给剪掉了。

  这同样的事也临到了教会。你们生为一群特别的人,圣洁的国度,有君尊的祭司。但出了什么事?你让世界把你独有的特征剪掉了,以至你成了他们中的一个。你也得像他们那样,有一个宗派;你要比浸信会、卫理公会或别的教派更耀眼。现在,神召会试图比联合五旬节派更耀眼;联合五旬节派试图比神召会更耀眼;神的会比这个更耀眼,哦,比个不停,有三十或四十个不同的组织,瞧?就像狗又回去吃它所吐的,是一样的。
52

注意,现在所发生的事也跟那时一样:让耶西别这众妓女之母,《启示录》17章……你记得,她被称为妓女;那是一个不道德的女人。女人总是代表……教会是由女人来代表的。因为基督,他来要找的是一个新妇。这女人是众妓女之母。什么是不道德的女人?呐,它不可能是男人,因为她们是妓女,看到吗?她就是一个不忠实于丈夫的女人。她声称她是众教会之母,她的确是。

  是什么使她成为了一个妓女?是因为她犯了属灵的淫乱。她接受信条,而不接受她丈夫的道。她不是成为她丈夫忠实的伴侣,而是接受了其它的教条书籍。她是什么呢?行同样事的众妓女之母。呐,你不需要对这点再多做解释了,瞧?你看到了它在哪儿吗?它是什么?是组织,正在离神的道越来越远。
53

注意,大利拉一直在哄骗参孙时,她对参孙做了什么?“哦,你是个伟大的男人,你是大有能力的;但不要欺骗我,告诉我你力量的源头在哪里?”她爱他,她向他示爱,直到最后,参孙屈服了。然后,他们怎样做的呢?她首先做的,就是把他的秘密套了出来。

  瞧,对你们读过圣经学院的学生来说,这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尼西亚大会上。旧式的五旬节信徒想要持守这道。他们从康斯坦丁等人那里接受了某些异教的观念,带进了……正如亚哈娶耶西别把偶像崇拜带进了以色列一样,教会也与罗马体系联姻,再次把偶像崇拜直接地带进了教会里。
  呐,在同样的原则上,你也得到了一帮妓女;看看现在发生的事。妓女之母在哄骗你,她要再次把你所有的权利都剪掉。愿神帮助,叫我们永远不放弃这道;要么是这道,要么是死。教会联合会把自己联合在罗马的周围,一起团契,这绝对是圣经说它要做的。
54

一九三三年的一个早晨,圣灵临到,告诉我有七件事将会在这个国家被毁灭之前发生。其中一件就是这个。那写在一张旧纸上,放在教堂里,许多人都看过了。我们会怎么样与希特勒打仗,他们将……德国要怎样建造马其诺防线……哦,是齐格菲防线,我相信是在事发前的十一年前,那时想都不会想到。汽车的形状会不断被设计像鸡蛋一样。他们又怎么允许女人投票,当这样做以后,她们就会选出一个错误的总统。在这里,将有一个女人兴起,统治美国;不是一个真的女人,而是教会。最后,我看到她是一片灰烬。这事必定会发生。

  其中有五件已经完全准确地应验了。墨索里尼会怎么兴起,攻打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败在他的铁蹄下;他又怎么与一个女人一起羞耻地被交给人民处死。在事发前许多年就预言了,后来一字不差地应验了。这从来没有落空过,它不会落空,因为它是主如此说。它没有与这些经文相违背,它必定会成就。
55

呐,她对她的女儿示爱,再次把她们哄骗回家。没有属灵的悟性,被剥光了,那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乐土。他们说:“哦,这是多么伟大的事啊!”哦,天哪!五旬节派的人坐在罗马教廷,到处发信,说:“这是他们所见过的最属灵的时刻。”一个重生的人怎能剪掉他的秘密,剪掉这道,靠着信条而活呢?这正是大利拉今天所做的事,把道切掉,让你靠着信条而活。

56

呐,从它所要成就的事当中,看看今天的失败。对我们五旬节派这群人来说,那些传道人,不是神所呼召的传道人,你几乎必须要有一个博士学位才能上讲台,看到吗?没错。首先,你得有一张团契卡。如果你……现在,在我们五旬节派的大宗派里,当他们要送宣教士出去之前,必须把他带到心理医生那里,看看他能不能通过心理测试。不,那不是长老会,那是五旬节派,瞧?没错。呐,除非我有事实根据,否则我就不会这样说,明白吗?是的。告诉我,那是不是成为一名传道人的资格。

57

圣经说,他们从来没有去找过心理医生,“而是在耶路撒冷城等候,直到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他们有些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几天以后,有个人经过一个叫“美门”的城门;他从来没有去找过心理医生。他从来没有什么团契卡,但他说:“我把我所有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团契卡能产生这个。

  我们是什么?我们被剥光了,在圣灵面前是可羞愧的。这肯定应验了先知在《提摩太后书》3章所说的:“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以前,对五旬节派的女信徒来说,穿着泳衣跟男的一起游泳是错误的,但现在不是了,瞧?不,不,就跟世人一样,完全一样。所有这些世界上的事,瞧?世界上的事,他们把它带进了教会里,传道人也起来,允许他们的妻子那样做。他们做了所有这些事,这代人就这样成长起来,接着,下一代又起来了,哦!
58

参孙站着,想着他那些伟大的胜利。让我们追溯一下,看看五旬节运动早期的大胜利。你不需要回到两千年前去看;只要回到五十年前去看。记住,罗马天主教会就是最先的五旬节教会。他们说,教会,罗马教会,是诞生在罗马的尼西亚,我要看一看经文在哪里这样说的?第一个教会决不是在罗马的尼西亚开始的;第一个教会是五旬节那日在耶路撒冷开始的。哦,所有错谬的牺牲品,哦!

59

后来,他认识到了他所站的位置,他认识到了所发生的事;正如我说的,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不知道。这可能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信息了。我可能,若主允许,我明年再来,我们大家不会都在这儿了,不。我们有些人可能就走了。每次我传讲都必须好像是最后一次,因为对我们中一些人来说,是最后一次。这也可能是我最后的一次。

  何等的一种错谬的光景啊!巴不得我们能像参孙那样停下来,用神的圣经来思想一下我们到底应该是怎样的。不是什么大人物,不是要去超过某某人,而是一小群谦卑、敬畏神、被圣灵充满的人:不是闪亮,而是放光。好莱坞是闪亮,福音放光,看到吗?我们想要一些闪亮的东西,拥有历代以来最大的教会。我们还不如像过去那样站在小巷里,在储藏间,有神的灵回到我们身上更好。没错。注意!
60

当参孙站在那里,他意识到他的头发又长起来了;但那对他没有什么用了,因为他没有眼睛了。他呼喊着:“主啊,为我报剜我眼睛的仇,他们把我的眼睛剜出来了。”

  我要是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这些信条……他们送我去神学院,对永生神在我心里的呼召,他们把这呼召从我身上夺走了,说:’这些事是给另一个时代的’。”
  “为我报剜我眼睛的仇。”参孙想的是什么呢?“还有一种可能,也许……耶和华是充满慈爱的,他有可能会听我。”
  哦,我希望,今晚我能让参孙醒过来看见这点:还有可能。神充满着爱,世世代代都赦免他百姓的罪恶,向成千上万爱他、守他诫命的人施怜悯。
61

“还有可能!”参孙想:“巴不得我能报那剜我眼睛的仇。我再也不能看见这些了,这些事不会发生了。”

  我们看不见伟大的圣灵在我们的大组织里运行,就像他起初的那样运行。看不见了;瞧,不在那里了。教会瞎眼了,还不知道。耶稣说,这老底嘉教会时代,情况必定会这样:“富足,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也不缺;’却不知道你是赤身、瞎眼、可怜、贫穷的,却还不知道。”瞧,却不知道。
  哦,我们某个组织有一个口号:“一九四四年:增多一百万。”尽管是一些了不起的人的事工,但他们多了一百万什么呢?加入教会的人,没错。
62

参孙知道还有可能;但今天的问题是,人们好像没有意识到,还有可能。他们满足于他们一直走的老路。瞧,不要那样做。要相信神!对他要有信心。

  呐,他们说,哦,他们说:“我们很稳固,”没错。“我们拍手、喊叫,等等。”但你全是帆,却没有锚,明白吗?
  你怎么能拍手、喊叫却否认这道是真理呢?你怎么能拍手、喊叫,而当圣灵在你们中间运行时,你却说:“哦,那是读心术,那是什么东西,那根本毫无价值”?瞧?
63

我们有大型的集会,很耀眼、属世的花里胡哨的东西、大型的聚会,但我们得到了什么呢?更多的会员。三年前,五旬节派教会增加的人比所有教会加在一起的还多。这点写在“星期日访客”上,天主教的报纸。“星期日访客”说,那年他们有一百万人皈依了天主教会,又说,五旬节派有一百五十万人。没错,是的,先生。

  各种学术的东西,人们在学校里学习如何谈话,如何演说;满脑子知识,好莱坞的演员(请原谅我这么说),对着一帮所谓的五旬节派孙子们传道。
64

神没有孙子。他们进来了,五旬节派的老父母们因着他们的经历把你带进来;而你只是进来坐在那里,就自动成为了五旬节派信徒吗?神没有孙子,他只有儿女,没有孙子。你需要付出同样的代价,才能得到他们所得到的圣灵。你必须成为儿女,而不是孙子或孙女。神不是一个稀里糊涂的老爷爷,软弱、什么事都任由着孩子去做,还给他们祝福。他是神,是永生的神,没错。是儿女!

65

我们仍然有像参孙一样强壮的体魄;他站在那里仍然像以前一样强壮;他站在那里,块头跟以往一样大。我们比过去更大了,但我们的能力被剥夺了。参孙仍然有强健的肌肉;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仍然像以前一样,但主的灵却不再临到他身上了。我们比以前强壮一百万倍,比过去强多了,但主在那里呢?正如过去在基甸的日子里天使说的……基甸说:“如果仍然有神,那么他的神迹在哪里?他要行的事在哪里?他在哪里证明自己是永活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得到的就是这个。

66

注意,参孙做了正确的祷告。参孙祷告说:“主啊,让我与敌人同死,”因为他知道什么将要发生在他身上。他的眼睛没了;他的力气没了;他的交通没了。但还有一个可能,一次祷告会可能再次把它点燃,看到吗?然后,他做出了正确的祷告:“让我与敌人同死。”

  你必须与敌人同死,没错。你必须与让你落入那种光景的敌人同死,没错。
  参孙愿意付出这个代价,使神的大能可以再次回到他身上。他看见了他被兴起来所要做的事:不是作一个演员,而是作一个仆人,这样,神的大能就可以藉着他流出来。
67

我们比过去要强几百万倍,但这大能……[原注:磁带空白。]……目的。

  甚至耶稣也说:“好像挪亚的日子,只有八个人藉着水得救,人子来临的时候也是这样。”你所看见、走在街上的人都是要当炮灰的,都是原子弹的炮灰,只会躺在那里受审判。被提要来到,那是极少数的人。“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因为引到灭亡,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不是对我说’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去,唯有那些遵行我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只有这些人才能进去,瞧?不是那些说“主啊”的人,和那些祷告得很好,举办复兴会等等的人。
68

哦,我听某人说:“呐,等一下,伯兰罕弟兄,我们举办各种复兴会。”是的,没错,没错。我们举办复兴会,但我们拥有了什么呢?那是宗派的复兴,看我们能否让更多的人加入教会。

  我们也有另一种了不起的复兴,我们把众教会都合成了一个:基督教协进会。是的,不断地离神的道越来越远,联合起来;“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我们怎么能与那些否认基督的复活的人同行呢?我们怎么能与那些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的人同行呢?
  你们是一群由圣灵分别出来的人,瞧?世界今天所要的……世界今天所要的就是混杂的东西。他们要某个可以到处去、与世界团契、与人们团契、吸收很多会员、拥有一个社会组织的人。然而,圣灵却说:“要为我分派保罗……”神是个分别者,不是一个混合者,是一个分别者。
69

他知道他背离了道之后,虽然还有力量站在那里,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体魄强健地站在那里,但他背离了道之后的力量无法迎接那个时代的挑战。

  教会也知道这点。当那个穆斯林向他挑战时,那个布道家就知道这点了。你的知识力量无法迎接这个时代的挑战,因为魔鬼被释放了,来到了我们中间,除了全能神的灵,成了肉身的道,没有人敢挑战他的能力。这状况会越来越坏,不断地变坏。
  参孙知道他的力量不够;他做不到,但他知道神若听了他的祷告,就会有什么事发生的。
70

我想知道,今晚我们是不是有那种意愿?我想知道,今晚五旬节派的世界是不是愿意与神订下同样的协议?“主神啊,如果要把我的宗派敲得粉碎;如果他们把我赶出联合会;如果他们拿走我的团契卡;如果我不得不饿着肚子,喝溪水、吃苏打饼干,我也不在乎。我宁愿不要开豪华车、拿高薪水。我不在乎代价是什么;那个体系使我远离了你。求你把我带回来,主啊。我要相信你的道。为我报那剜我眼睛的仇;让我与这体系同死,阿们!让我对自己完全死掉;我不在乎他们怎么议论我。我可能成为主教;可能成为这个、那个或别的。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求你把圣灵的大能带回到我的生命中。我瞎眼瞎得太久了。”

71

哦,教会,你愿意那么做吗?“让我与其他人同死;让我的名声,牧师、博士或别的什么,都死掉。神啊,再次赐给我,再次差来给我那降在五旬节的荣耀大能,它才能迎接这个时代的挑战,去面对正兴起来的共产主义或别的东西。主啊,让我与他们同死。”还有可能,你知道。

  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做了这样的一个认罪,那些非利士人,他们喝得太醉了,没有注意到他在做什么。忽然,参孙看到了还有可能,他昂起头仰望天空,眼泪从瞎掉了的眼窝里流出来。他开始动着嘴唇,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他们没有注意到;他们正在忙于戏弄他。参孙要神的道,他要真实、永生的神再一次出现;他曾丢弃了神,他知道他丢弃了神。但他要看见永生的神就活在这里,向那耶西别的整套东西证明,他仍然是神。
72

哦,巴不得它能拿掉你的刚硬;巴不得它能使你不再像某种电影明星;巴不得你能让头发长出来,穿上那种老式的连衣裙,“我不在乎代价多大;我要走少数属主的、被藐视之人的路。主啊,让我们再次看到它,让我们看到神的同在能在这个耶西别面前运行。”

  他意识到,如果神答应了他的祷告,会有什么事发生,他做好了准备,宁死不惜。
73

这也是我们必须做的。要准备好!下定决心。将你的眼目、情感专注……不要改变神的道来适应你;要改变你自己去适应神的道。“不要照我的意思,乃要照你的意思,主啊!对这件事,不是我怎么想,而是你怎么说。”没错。

  他呼喊什么?“主啊!”
  他说:“童子,要是可能,你把我的手放到这根柱子上。”哦,“你把我拉到托房的柱子上,因为我想歇一歇手,我累了。我被戏弄得够久了。”哦!
  “我知道,主啊,这代价是多大;但也许你愿意行,还有可能;你充满怜悯。我辜负了你,主啊。”这应该是教会今晚的呼喊。
  “童子,你能把我的手放到一根柱子上吗?”
  “好的。”
  “再把我的手放在另一根柱子上,好吗?”
  “好的。”
  “我的手放对了位置吗?”
  “是的,放对了。”
  参孙开始祷告,他说:“主啊,为我报剜我眼睛的仇,”换句话说:“我犯了罪,但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
74

哦,巴不得这就是今晚五旬节运动的目的:“我愿意忘记这些事,不管我是这样,或是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我愿意忘记所有这些世上的事。只要再来一次,主啊。再一次从我身上拿走这个信条和这些捆绑我的东西,再来一次;再来一次,让我看到耶稣基督的显现;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尽管他们眼瞎了,看不见这些事;眼瞎到看不见他们的弟兄和他的想法,但教会为这个而呼喊!只要接受神的观念,你就不用去与它辩论。“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

75

那里站着那个魁梧、强壮的人,却无助、毫无气力。忽然,他开始感到有些事发生了。他身上的每根纤维都开始充满了神的大能。

  哦,巴不得教会能再次达到那个,从传道人到执事,到普通信徒,这身体的每条纤维和每个肢体都完全被神的大能所充满。
  那些粗大、强健的肌肉鼓了起来,参孙把它们抱在一起。“让我与他们同死,主啊;让我与他们同死。你兴起我是为要毁灭它。我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坚固自己;让我与它,与我的名声或无论什么一同毁灭。让我毁灭它,但我要再次看见神的大能。”
76

常常都是在神的大能进来之后,你在身边所建起来的墙就倒塌了。你宗派的墙将崩塌,神的大能会再次显出来;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参孙的每根纤维都充满了圣灵,他的每块肌肉、身上的每个部分都被圣灵充满了。那是参孙最大的胜利。
  哦,永生神的教会啊!我想把笔记的其它部分省略掉,来讲讲这一点。为什么我们没有?你准备好了吗,神召会?你准备好了吗,联合五旬节派教会?你准备好了吗,一神论?三位一体论?或无论是什么。你准备好了吗,神的会?你准备好了吗,你们其它宗派?准备好要忘记这个无聊的东西和你们所行的事了吗?看,你今晚把会众带到了哪里,他们落入了什么样的光景中?
77

哦,神啊,让我们推倒那些墙。“再来一次,主啊。”我不在乎,我们正处在末世了,朋友们!我们没剩多少日子了;我们最好现在就大声叫喊,呼喊:“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就在世界的这末了,再来一次;让你的力量来充满我的每根纤维。我要打碎所有的这些东西:团契卡、监督、宗派、以及任何对我毫无意义的东西。主啊,我需要你,胜过需要任何东西。”

  让我们低头一下,来思想一下这件事。我劝告你们这样做:“再来一次,主啊。”每个人都诚恳地,存着最敬畏的心。要有信心,在你内心深处说:“再来一次,主啊。”
78

主耶稣,伟大的生命的主人,羊群的大牧者,求你来,主啊。这些人饥饿,他们饥渴,主啊,多年来我就想看见这事发生,也许它要发生。再来一次,主啊,让伟大的圣灵再运行一次。再来一次,主啊,使教会可以得到被提的信心而进入被提。求你应允,主啊。使人知道你与我们同在,我们为此而赞美你。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9

我知道,这不是说很多的话;我知道,这不是一个长的祷告;但他知道我的目的,我是真心的。今晚耶稣会活在我们中间吗?耶稣会再次到我们这里来,像我们被教导的那样显明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这里有没有生病的、受折磨的或伤心的人,要相信神(你知道,没有发一张祷告卡;昨晚我们都发光了),你愿意举起手,说:“我有需要,伯兰罕弟兄,我祈求神,让他对我说话”?请举起手,无论在哪里,到处都有。

  呐,这是什么?这是神的恩典,要来见证我所说的是真理,看到吗?瞧,人可以说任何话,但除非神印证了它,不然就是错误的。呐,你们相信。
  我要你们相信我是神的仆人;我要你们对神说……你瞧,当他遇见我的时候,他说:“如果你让人们相信你,并且诚恳……”
80

呐,如果耶稣今晚站在这里,如果你病了或有需要,无论什么,他不能医治你;他已经医治你了。但耶稣与道是一样的,他就是道。他说,人要靠着这道而活,不是靠着信条,而是靠着道。“那信我的(不是假信,而是信靠我的),我所做的事,他也要做。”

  他怎能看出人们心里的意念呢?他怎么做的呢?人们以为他是在读他们的心思;他告诉他们,他会为此赦免他们,“但当圣灵来这样做时,凡说话干犯圣灵的,永不得赦免。”呐,我们已经直接从圣经里讲明白了这点,也知道,神,如果他当时藉着显明出他是先知和道来确认他自己是弥赛亚……因为圣经说:“神的道像两刃的剑(《希伯来书》4章)更快,能辩明人心中的主意。”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无法对他隐藏任何的事。这些事……他们就是这样知道的。
81

井边那个妇人就是这样知道他是弥赛亚的。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来的时候就会告诉我们这些事。这就是他要做的事。”

  他说:“我就是他。”
  她跑进城,对众人说:“你们来看,有个人把我素来所做的事都给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他们就信了。
  但不知怎地,我们没有……看起来这世界好像不愿相信。但神有丰富的怜悯,有可能他还会再这样做。他必须像那样证实出他自己是弥赛亚;他不能只对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这样做,却丢下外邦人不管。这事必须也要这样做,所以,你们祷告,摸他衣裳的穗子。
  对神职人员来说,“他现在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那是真的:《希伯来书》3章。呐,他现在是大祭司(我们大家都相信这点),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么,他的生命、他的行动、他的一切都是一样的。“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宇宙,这世界的秩序)不再看见我,他们永远也看不见。”
82

记住,那位以人形降下来的天使,他对亚伯拉罕说话,即被呼召出来的、蒙拣选的教会。他从来没有下去所多玛,像其他一些人那样下去那里传福音,像今天的葛培理等人,名字叫G-r-a-h-a-m,就如A-b-r-a-h-a-m一样,看到吗?每个都有他们自己的使者。他们今天有了,同样的事来了。但在这里,这个被呼召出来的教会却根本不在巴比伦;在那里行了那件奥秘的事;当时,撒拉就在他后面的帐棚里,他说出了撒拉的问题所在。

  她笑了;他说:“撒拉为什么笑?她暗暗说,岂能有这事呢?”亚伯拉罕把撒拉叫出来,她却试图要否认。他说……
  瞧,这就是恩典。这就是那个可能。神可以当场杀死她,但他不能,她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因我们的不信,神可以杀死我们,但他不能,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是恩典托住了我们,瞧?但他仍旧要持守他的道。
83

现在,你们祷告。我没有看到会堂里有我认识的人。帕特·泰勒弟兄坐在这里的最末端,我认识他。至于……我想,比尔·道奇弟兄和他妻子也坐在这里。除此以外,只有这几个人是我认识的,约瑟弟兄。但如果圣灵对他们说话,我会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然后略过去,等聚会后再告诉你们。

  但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现在,你们相信,看看那是不是你们所常常看见的同一个光。
84

瞧,当我们在我的教会讲完七个教会以后,大约也是这么多人;现在坐在这里的许多人当时也在场。那同样的火柱降在墙壁上,画出了那些教会时代的图,样子跟我在这里黑板上画的一样,对不对?你们许多人在那里,人们晕了过去,等等。我说:“如果有问题的,它现在就在这儿。”

  在华盛顿特区,他们得到了那火柱照片的版权,是所拍过的唯一一张超自然物的照片。乔治·J·莱西,联邦调查局指纹和可疑文件部门的头头,检查了这照片,证明是那光照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先生,我曾说那是心理学,我参加过你的聚会;但这照相机的机械眼无法拍摄到心理学,”瞧?他说:“是那光射进镜头里。”
  瞧,如果那是基督,那光击倒了保罗,保罗称他:“主啊(瞧?),你要我做什么呢?”那么,在基督里的那生命要在我们里面再次生出来。瞧,他在这里,要与被呼召出来的教会在一起。
85

愿这事成就,再来一次,主啊,使这些会众看见你仍然是活着的、你不是死的、你也不撇下你的子民。他们在这里,主啊,但他们的眼睛被组织—耶洗别般的大利拉剜出来了,使他们离开了真实的道,而接受了一个信条。愿那些墙倒塌,父啊,求你应允。再来一次,主啊。就像我说的,这里有许多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但再来一次,主啊,让耶稣以圣灵的样式显现在我们中间,使他可以在我们里面生出这生命,像他过去那样,来成就他的道:“他是我们的大祭司,是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

  让病人和受苦的人触摸到这位主人。你还是同一位,主啊,当西门·彼得从人群中出来时,你能告诉他:“瞧,你的名叫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父啊,你还是同一位,你没有失败,同样的……那个小妇人摸到他的衣裳,同一位基督今晚还活着。愿这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86

呐,人都不要动。要存敬畏的心,让我们十分的真诚和敬畏。我们不是随意讲这些事的,它是神的应许。永生神的圣灵在他的道里应许了这点,这道就是生命和圣灵;耶稣说它是。他与道是一样的。人靠着那道而活,那道活在人里面。

  呐,作为一个恩赐,呐,我要离开了,我想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都很甜美、友好。据我所知,我以前从未在公开场合中确切地表达过这个。“伯兰罕弟兄,那个恩赐是什么?”这恩赐就是知道怎样让威廉·伯兰罕让开路,使耶稣基督可以藉着一个器皿活出来:就是使你自己让开路。
  我不认识你们,我对你们一点也不知道,但主知道,他是那位知道的。
87

现在,要有信心,要相信。你说:“主啊,那人不认识我,然而你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巴比伦或所多玛)不再看见你,但你们却要看见我。你们要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现在还没有到末了。“你们要看见我,你们将看见我,因为我必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你必看见他的生命在信徒里面再次生出来。

  现在,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为了神的荣耀,把这里的每个灵都放在我的控制之下,使神的作为可以再次显明出来,如果他看这样行是合适的话。
  我这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看见这里角落里,这里……你们看得见悬在那里,在移动的琥珀色的光吗?难道这只是我自己的灵在另一个维度,在想象吗?
88

那里坐着一位小妇人。她患了病,她得了胃病。她因为癌症做过一次手术,那癌症是在乳房上。他们把癌切除了,可爱的女士,是的,没错。

  所以,为了让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但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今晚,我说得够直截了当了,我要离开了。你信吗?你相信神应许我们说,在末后的日子,照着《玛拉基书》4章,他要把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吗?
  瞧,泰勒夫人是你的名字。你可以回家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89

你是怎么想的?你也动过一次手术,你信吗?你若全心地信……你的手术也是切除癌症,是肠子里的肿瘤,肠道癌。但现在你患了综合症。如果你全心地相信,舒奎特太太,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你可以得到你所求的。

  你相信吗?
  这里,这后面有位女士,她是黑人女士。她的眼睛、四肢、腿都有毛病。她的名叫华盛顿太太。你若愿意,请站起来,你得医治了。她摸到了什么?问问她触摸到了什么。那个黑人女士的谦卑……
90

顺便说一下,那光临到了坐在这最后位置上的另一位黑人妇女。她得了心脏病,她名叫哈里斯太太。你信吗,哈里斯太太?你的心脏病离开你了。

  她摸到了什么?她根本没有碰到我,她离我有二十码远;她摸到了那位大祭司。
  这里是另一位妇人,我转过头去时,她就坐在这里。她也得了心脏病。卡特太太,请站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在很后面,有位妇人得了胃溃疡,她的名叫保利太太,保利太太,请站起来,耶稣基督医好你了。好的,这是你的。
  “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你们信他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91

让我们站起来。让我们来认罪,祷告:“再来一次,主啊,让圣灵降在我们身上。”举起我们的手。

  主神啊,我们感到羞愧,世人嘲笑我们,主啊。今晚请帮助我们。让圣灵再降下来,倾倒在人们身上。愿他现在就来,主啊。愿每个病人都得医治;每个罪人都得拯救;每个寻求者都得充满。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只要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让圣灵降在会众当中。
  现在,扬起你们的心,呼喊:“再来一次,主啊!”大家一起喊:“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让圣灵掌管这会众,打碎仇敌的一切势力,用圣灵的洗来充满他们的每一根纤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