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116B 投资

1

非常感谢你。我确实认为这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最美妙的时刻,能来到这座纽约大城市这里,对这个分会讲道,哦,是对这些分会,能有这个时间跟我的传道弟兄们坐在讲台上,对着这座城市的男商人和女商人讲道,谈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毫无疑问,根据你们今早的行为,你们许多人都认识他,并为主的良善和怜悯而欢呼和赞美他。

2  跟这些有名的讲员站在这里,必须站在这里对这群会众讲道,我觉得相当渺小,因为我算不上是个讲员,我总是说我是个备用轮胎。你知道,当你有某个轮胎漏气时,你就用备用轮胎;但我们没有漏气的轮胎,我猜他们只是让备用轮胎滚几分钟。
2

几分钟前,在我的魂和思想里,我正在思考关于圣灵所结的果子,一个弟兄做过这样的陈述,“结果子。”你知道,我们不能制造果子;我们必须要结果子。瞧,绵羊不制造羊毛;但因为它有羊毛,可以长羊毛,他是只绵羊;那就是它长羊毛的原因。那也是我们能成为基督徒的唯一方式,不是因为我们有那个名字,或是试图要逐渐成为什么,要制造出来。作为一只绵羊,你必定会长羊毛。作为一个基督徒,你必定结出果子。是的。

今早坐在这里,我知道我们在这些聚会上的时间是有限的。
3

这次我们来到纽约还有另一个原因,我很抱歉我没能参加那次大会。我的一个非常亲爱的朋友误会了我,当时他说:“你会在纽约的大会上讲道吗?”威廉斯先生。我住在亚利桑那州图森;他住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相隔只有大约一百二十英里。我说:“是的,十一月份我会去那里,我会很高兴那么做的,”会与纳尔逊弟兄、斯威特弟兄和我在这里的朋友们相见。后来发现,聚会是在十月。而十月我要去到阿拉斯加州,所以,那个时候我离纽约很远。

4

但我发现这次能荣幸地来到这里,跟磐石教会的维克弟兄和一些传道人在一起,我们去到这里的马克礼堂,这星期我们在那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看到神的国在我们中间。我们为此而非常高兴。然后到了今早这个时刻,在这里也许有来自各行各业的男人、男商人和女商人坐在这里;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天主教徒,等等。

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我在科罗拉多州牛群牧场工作的时候。我是……我们会赶牛下去。赫福德种牛协会在山谷放牧,叫做激流河赫福德种牛协会。我们的小牧场在河的上游。我们有东岔流和西岔流,我们在西岔流放牧。每年春季,我们把牛群从草场上带下去,把它们送到阿拉帕霍森林,协会在那里放牧。
呐,那是一个赫福德种牛协会。在那里的协会里有许多人饲养赫福德种牛。如果你的牧场能产两吨干草,照着号牌,你会被允许把一头母牛放在草场上过夏天,这样你的干草可以在他们灌溉的地方生长,用它们喂养牛群过冬。
5

呐,我们有春季围拢,把牛群赶到草场上,那里有一个移动围栏。移动围栏设在牛群不会往后移动到私有财产的地方,而是在公有财产的地方。护林员总是站在这移动围栏旁,在牛群经过时注视着它们。瞧,有许多种烙印的牛经过那个缺口,或那个小围栏。

瞧,格莱姆斯先生是其中一个大农场主,他拥有被他们称为“钻石吧”的地方;他有几千头牛。“火鸡小径”和“莱兹K”,许多种烙印的牛在那里来来往往。它们经过那里。
6

好多次我站,哦,是坐在马鞍上,腿架在马鞍角上,注视那个护林员,他看着那些牛经过。奇怪的是,他从不注意牛身上的烙印;他不注意。它们都必须是赫福德种牛,不然它们就进不了那里。他唯一感兴趣的是,它是不是一头赫福德种牛;不是它们佩戴什么样的烙印。而是牛耳朵上有一个血标签,那表明了它们是赫福德种牛。

我就想到,在进入神国的那个大围拢时也将是这样的。神不会注意烙印,我们是不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但他必留意血标签。那是,我们必须都有血标签,“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人试图教育人进入耶稣基督里;我们试图把他们说教进去。但神有一条路,那就是在宝血下面,我们要有共同的东西。
7

不久前,一个家庭要分裂。律师告诉他们说他们最好下去,在离婚批准之前把财产分好,因为如果律师掌握了财产,就不会有任何东西留下了。律师刚好是他们的私人朋友。于是丈夫和妻子,他们进了一个房间,客厅,他们分东西了,因那里的东西争吵。第二个房间,他们又争吵。最后他们上了阁楼,旧的顶楼,他们在上面发现了一个衣箱,他们正在分衣箱里面的战利品;每个人都伸手去抓,“那个是我的!这个是我的!”

8

最后他们拿起一件东西,他们两个都抓住了一样东西。当他们抓住时,他们抓住了对方的手。在他们的手下面是一双婴儿鞋,那婴儿是他们婚姻的结晶,神已经把小家伙召回天家了。他们都不可以认领它,因为那属于他们两个。他们找到了一件他们共同拥有的东西。那时,他们望着对方的脸,没有多久,他们就依偎在对方的怀里。离婚没有通过,他们取消了,因为他们找到了他们共同拥有的东西。

我想,那也正是我们应该找到的东西。有一样东西。我们可能不都同意成为卫理公会、浸信会或五旬节派等等,但有一样东西是我们共有的:就是耶稣基督,我们共同拥有他。
9

不久前,有人问我说:“为什么你总跟这些全福音商人混在一起?你本该成为一个传道人的。”

我说:“哦,我是个商人。”
“商人?”
我说:“是的,先生,我是,我是个商人。”
他说:“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我说:“永生保障。”
我从未说“保险”,我是说“保障”。如果你们有谁对这保单感兴趣,聚会一结束,我很喜欢跟你们详谈一下这份保单。
10

这让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在学校里,我们在那里有一个好友,是个非常好的朋友,他是个保险推销员。我一点也不反对保险,呐,但我就是没有买任何地上的保险。不久前,这个年轻人,他哥哥也是个浸信会传道人,为《阁楼》杂志写文章。他来我家,说:“瞧,比尔,我确实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我说:“请坐,威尔默。”
11

我们开始交谈。我知道他来的目的;我有一个弟弟也在卖保险,但不知怎么地,我从未买过任何保险。我们谈了一会儿,他说,他说:“比尔,我明白你没有买过任何保险,”他说:“我想可能我可以跟你谈一份保单。”

“哦,”我说:“谢谢你,威尔默,但我有了一份保费已付清的保单。”
他说:“哦,对不起,”他说:“你有一份什么样的保单呢,比尔?”
我说:“永生。”
不管你信不信,那男孩说:“我想我对这家公司不熟悉。”他说:“它的总部在哪里?”
我说:“荣耀中。”
“哦,”他说。
我说:“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我今得先尝荣耀喜乐!为神的后嗣,救赎功成,由圣灵重生,宝血洗净。”
“哦,”他说:“那很好,比尔,但那无法把你放入这里的墓地里。”
“但是,”我说:“它会把我带出来。”我不担心进去的事;是的,阿们!我不担心进去的事;重要的是出来。
所以,我很高兴拥有我必出来的这个保障。因为,那位做了我们都能出来的保单的,我心里已经接受了那个保障,即我已经出死入生了。我知道,有一天,他必领我出来。
12

呐,在我们就近这道之前,我想让我们低头,对作者说说话,就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

在我们低头、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的心也俯伏在主的面前。我想知道,此时,如果这里有人今早真的还没有持有这么一个复活的保障,藏在你心里的安全箱里,你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吗?没有人在看,你愿意举起手,说“弟兄,把我包括在里面”吗?谢谢你,谢谢你。主祝福你。当我们祷告的时候,有许多只手举起来了。
13

最仁慈的神,我们主耶稣基督永恒的父,你叫他在钉十字架后第三日复活,为了叫我们称义,将他以圣灵的样式送给我们,现在你要来祝福我们的心,把我们今生旅程上所需要的东西供应给我们。

主啊,我意识到和看到这些手举起来,今早我们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需要。神啊,我祈求你让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是不拥有这保障而离开这里的,让他们的罪都在宝血的遮盖下,他们成为重生的人,被圣灵印进神的国里。父啊,求你应允。
14

当我们聆听你的道时,求你祝福我们。我们知道你的道是真理,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真理。父啊,我们祈求,愿你的道今天对我们成为实际。因为经上记着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他告诉过我们:他所做的事,我们也要做,因为他的生命在我们里面。父啊,我们祈求,愿我们所有人今早都能清楚地明白这点。如果今早我们宣称是莎士比亚活在我们里面,我们知道我们就会做他的工作,谱写诗歌。如果贝多芬的事工,或说是生命活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会是一个贝多芬,就会谱写歌曲。但当我们承认耶稣基督的生命—永生在我们里面,那么,这生命自己必会见证我们是什么。正如弟兄说的“结果子”,我们知道基督的生命必带出他在这里的见证。所以,我们祈求,今早当我们等候时,愿你把那个经历应允给我们每个人。
求你打开你的道,我们无法打开它。我们可以翻开书页阅读,但只有圣灵能把这道拿来,照我们所需要的将它划分给我们的心。我们谦卑地赞美你,因为我们是奉你的爱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15

如果你们有圣经,我想要你们;许多时候,人们想要参加聚会,听听传道人读的是什么经文。因为,毕竟,神的道才是真理。没有别的真理能代替它。它全部是真理。道就是神,这是神在文字的形式中。

有一天,神要借着耶稣基督来审判世界。我们都知道这点。
他不能借着某一个教会来审判世界。如果是那样的,罗马天主教会说:“他要借着我们的教会审判世界,”那么,希腊天主教又怎样呢?卫理公会说:“借着我们的教会审判世界,”那么,浸信会又怎样呢?所以,你瞧,有太多的分歧了。
必须有某个标准。如果耶稣基督是道,那他就要借着道审判世界。不管神在他的道中说什么,那就是我们要靠着生活的。“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16

让我们翻到《马可福音》第10章,只读一部分经文。

当你们翻经文的时候,我想要邀请你们到这礼堂来。但昨晚我看到令人伤心的一幕,甚至当我下出租车时,哦,是从出租车里出来,去讲台时,有几百人走在街上,他们许多人在哭,因为不让他们进礼堂。没有位置了。我们很抱歉不能找到更大的地方。但我们希望,有一天,如果我们都能来看……若是不能,我们要在河对岸,在彼岸见你们。
17

呐,10章17节,从17节读起,选一个小主题,从这经文中取出一个主题内容,我们相信神必赐给我们。

17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18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19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20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21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背起十字架,跟从我。”22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地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
18

我要你们注意这个年轻人,他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他应该是个信徒;他是一个教会成员。今早我想要在以下的几分钟讲一讲,我不知道这要花多长时间,但我想要就“投资”这个主题对你们讲讲我记在这里的几节经文。

19

我相信任何商人都会对某个好的投资感兴趣。我以为,我们是在对纽约这座著名大城市的商人讲道。任何人对于能帮助自己的投资,都会感兴趣的。呐,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投资。但今早我问的这个投资……你可能做了很多好的投资,但这是你所能做的最好的投资。我,正如我刚才所引述的,我是永生的一个代理人。

20

赌一把、碰运气都不是一个好生意。刚才我们在这里的弟兄讲到他去到各个地方赌一把。那是在碰运气。一个思维稳健的好商人不会那么做。不管怎样他都不会那样做。那是赌博。这样的事情会让你一下子破产的。

一个稳妥的好商人,一个思维稳健的好商人,决不会投资在一夜暴富、不稳健的公司上,进行投资。他,一个思维稳健的好商人,他决不会那么做,因为我相信你们和这些妇女都是这样。
21

这个“一夜暴富”。我曾经有个朋友,把他毕生的积蓄存在银行里,领取很少的利息,有人带着一个捷径过来。你知道,我们今天听到太多关于捷径的事了。世界满了这东西,广告、电视、电台、报纸。美国人都在追逐像那样的东西!

很久前在这里,我正在听一则广告,有个妇人在电台上做访谈。我坐在我的车里,正在去某个地方,他们说:“使用这些好的洗碗粉,”某个牌子的,“你甚至都不用洗碟子;只要把碗碟放在里面,倒一点进去,上下摇一摇,不用洗,不留残渣,不用晾干,什么也不用。”那是科学赐给我们的最伟大的东西之一。
紧随其后,另一个诱人之处在于,“不要用那些新的洗涤剂。看看妈妈的手,它们多么漂亮!那些东西把你的手烧坏了。要有像妈妈那样的手,那就不要用新的洗涤剂。”
当时,我刚好住在杰弗逊维尔,高露洁日用化工厂就在那里;该公司制造这两种产品。瞧?那是个……那是个伎俩。今天世界上有太多这样的东西了!
我带着敬畏和尊重这样说,我希望这听起来不是亵渎,但同样的东西进入了教会中。神没有捷径。你只能付上代价;来接受神为我们提供的道路。
22

“一夜暴富,”你投资在这上面,首先你知道的是,这人失去了他所拥有的一切。做那样的事是不稳妥的生意。在一些来路不明的生意上,它没有显出良好的智力或良好的生意思想。

把你拥有的东西放在口袋里,也不是一个好生意,因为你最好让它流动起来。你记得我们的主谈到那些银子吗?
我没有时间详细讲这个,但我希望你们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在这里对照一下,讲出我想要对你们讲的要点。
23

呐,我们发现,如果你把你的钱放在口袋里,贼会偷走它。我们不要那么做,因为把钱放在口袋里,那不是很保险。你会丢失的,会的,有人会把它从你那里拿走。

不要把钱投在一些愚蠢的投资上;而要投在某个可信赖的好公司,这公司已经被证明,完全被证实了会有回报的。呐,那正是你们商人和女商人所想的。如果没有回报,你就会害怕投资。但如果它被证明了会有回报,可以信赖,那你就可以在那里投资。你可以把你拥有的一切都投在里面,因为它被证明了,完全被证明了,有回报。
24

这个年轻的官长,年轻的商人,我要这样叫他。城里的这个年轻商人有机会在世上被证实的最伟大的一样东西上做投资;他有机会买一份永生的保单,正如我们所叫的那样。但他对这样的一份保单不感兴趣,因为它的代价好像是要剥夺他要去做的事。那是个难点。

25

呐,这年轻人知道有一些东西是他所缺乏的。虽然我们(他)完全明白他必定有个好爸爸、好妈妈,有个教会经历,他属于那教会,因为耶稣问他:“遵守诫命:要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犯奸淫,”教会教导的所有的这些道德。然而耶稣告诉他:“你还缺少一件。”

他没有问耶稣:“我可以做什么,使我能加入你的教会?我可以做什么,使我能成为一个会员?”他而是说:“我该做什么来承受永生?”作为一个宗教身体的一员,这年轻人有足够的明智,知道他缺少永生。
26

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我们要为此而奋斗。他被赐予那个机会要领受永生,他祈求,因为经上记着说:“祈求,就必得着。”

永生摆在了他面前,但他太愚味了,拒绝了,因为代价太大了。作为一个基督徒,我走遍全世界,发现那同样的欲望今天也在太多人的心里了。正如我妻子常说的:“你又想吃蛋糕,又想存留住它。”你不能那么做。
你不能同时既爱世界又爱神。“因为你不能爱神又爱玛门即世界。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父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
27

但太多的人喜欢说:“我属于那个。”但那不是问题。那不是我今早所讲的保单。

那是永生,永远的生命!任何永恒的东西,都从未有开始,因此,它不可能结束。永恒从未开始。你能成为永恒的唯一方式,就是要领受永生。只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那就是神。不是借着加入教会或信条,或在元旦翻过新的一页,或别的什么;而是接受神,这位神以圣灵的样式进入你的生命里。你成为神的一部分,像他一样永恒,因为你是他的一部分。一切有开始的东西都有结束。世界有开始,它也有结束;天有开始,也有结束。耶稣说:“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永不废去,”因为他就是道。他是道,那是永恒的。
28

那道在你里面产生出基督的生命。如果我能把桃树的生命取出来,放进梨树里,它就再也不会结桃子了,上面会结梨子,因为树里面的生命会长出它是什么样的来。在你里面的生命会表明你是什么样的。你的生命在你里面的见证是如此大声,以至你的见证都听不见了。他们借着你所活的生命和你所行的事就会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如果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那么,你就活出基督所行的事和生命来,因为那是他的生命在通过你活出来。你只是在一个器皿里,行出神的工作。

29

当这年轻人对这样的一个投资不感兴趣时,他所做的事是何等的轻率啊!我们知道,他很富足。但世上的富足必要灭亡。今天,这年轻人的情形如何,想知道他在哪里吗?他拒绝了他所拥有的机会。然而他是个基督徒信徒,或我们就说他是个信徒,基要的多。他是个信徒,他行走在律法所拥有的一切光中,或许是某群大会众的一个忠诚的会员,然而他知道他缺少永生。

30

呐,他在耶稣身上看到了他在别人身上所看不到的东西。他看见过他的祭司,看见过他的人民,看见过好人,但耶稣基督身上有一些特别的东西。他们看见了,甚至文士和从圣殿里被打发去抓耶稣的兵丁,他们都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这样说话。”他不但作为祭司或平民说话,他还……神支持他所说的话。他是……

他从未写过书。我们没有耶稣在世所写的任何东西。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是他有一次在沙上写字,当时一个坏名声的妇人被带到他跟前,后来他又把那些字擦掉了。为什么他不写呢?他就是道。他是活的证据证明有一位活神,神的生命在他里面。
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你们纵然不信我,”因为他是个人,“也当信这些事。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这经告诉你们我是谁。”对当时的许多神职人员来说,那就是一种外国语言。
太糟糕了,似乎这种事又在重演。但是,世界仍是一样的。灵没有改变,他们离开一群人,又去到另一群人那里,从一个人去到另一个人;那些邪灵以及从神来的好圣灵。圣灵跟五旬节那天重新降临的时候是一样的,当时神在那伟大的火柱中,在他的子民中分开自己。
31

但在这耶稣里,年轻人看见了别人所没有的东西,他看见神活在一个人里面。

瞧,作为有智力的思想者,今早,如果在基督里面的同一个生命在你里面,它怎么能不活出同样的东西,会是同样的事吗?圣灵必定会那样做的。所以,我们可能感情激动了,我们可能灌输了某个信条什么的,使我们以为那就是了。但当我们读到他过去是什么样时,那么他今天也是那样的。神在基督里,是你的救赎主弟兄,那他在你里面,也使你成为了一个被救赎的孩子。
32

耶稣看见这年轻人,就爱他。呐,今天我们有一样东西似乎是缺少很多,因为那些不爱我们的人,似乎我们也不爱他们。自从我来到全福音商人中间,那就是我所发现的一件事,直到我遇到了这群商人,五旬节派信仰的组织似乎把自己隔绝开了。那不是在表达耶稣基督的生命。他爱所有人,他爱这个年轻的商人。虽然他拒绝了耶稣,耶稣仍然爱他。

年轻人在耶稣身上找到了一样东西,是他在别处找不到的,他被邀请来接受耶稣所拥有的这东西,但那代价太大了。尽管他看见了他被要求去投资的那投资,那要赔上他属世的一切财产,因为耶稣告诉他:“去变卖你所有的。”
33

呐,男人女人,不要误会我。我不是指我们不需要有钱。但当你把那个当作是你的神,当那个成了你的依靠时,它就必要灭亡。今天,很多时候,那些商人和女商人想要看到他们能抓住多少钱,其实我们应当看到我们能放下多少钱。今天,在基督教的领域,在宗派的教会中,在所有这一切等等中,这是何等的不同啊!今天,它看起来跟早期的五旬节派教会是多么不同啊!今天,他们似乎想要吹嘘:“我有一队卡迪拉克车,我属灵,因为我拥有太多这世上的东西。”我们看到那个被过分地夸大了,甚至是在我们弟兄中间。早期的五旬节信徒变卖他们所有的,分给在他们中间的穷人。

34

不久前,一个年轻人在牙买加,当时我们在那里的赛马场上,我跟全福音商人在一起。一天晚上,面对着一群从岛上各地聚在一起的商人,是来自岛上各地的,我做出了一个像这样的评论。这个年轻的歌手来见我,他说:“伯兰罕弟兄,今晚你就五旬节信徒变卖他们所有的而做的陈述不太令人满意。”

我正在传讲五旬节的批评者,他们说那是他们有权利批评那一件事的地方。我说:“你们商人总是讲要如何发财。那些人知道如何发财。他们已经富足了。你想要卖给他们的东西是耶稣基督,他们所没有的东西。”
35

你无法把福音带到世界里。我们必须把世人带到这里来。好莱坞追求闪光的东西,猴子也做同样的事。好莱坞闪光,但福音光芒万丈。闪光和光芒万丈之间有很大的差别。我们想要装作大的东西,成为大的东西。那无法得到外面的人;要活出那生命,让基督活在你里面,那会使人饥渴,渴慕要像你。你成了盐,他就会饥渴。你能成为盐的唯一方式就是让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因为他是那盐。盐只有在接触的时候才能救人。

36

呐,我们发现,这年轻人知道这人比普通人大多了;他知道耶稣必定是神,因为神的生命通过他在反射;他完全被道印证了,表明他就是神。

呐,我也想对我的传道弟兄们讲一会儿。我们这一群会众,有传道人又有商人。我有点担心,我们今天的教会大体系已经到了同一个地步,因为圣经宣称我们在末日会去到老底嘉教会时代,“富足,发了财,一样也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可怜、贫穷、困苦、赤身的,还不知道。”那是糟糕的部分,“却不知道!瞎眼的!”
37

为什么那些法利赛人、神学院的学者不认识耶稣基督呢?而他完全被圣经证实了,他证明了他是摩西所说要兴起的先知。他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他站在他们中间,拥有神的道,而圣经说他们是瞎眼的法利赛人。圣经告诉我们:“他们必定是瞎眼的。”何等令人同情的事!

同样的圣经说他们会是瞎眼的,说:“老底嘉教会时代将是瞎眼的,可怜、困苦、贫穷、赤身、瞎眼的,却不知道。”
要是我们能在街上找到一个人,或处在那个情形中的人,那将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巴不得你能去到他那里,跟他或她讲。如果你看我们一些摩登妇女的穿戴,你会发现她们在本性上几乎就是那样的。但如果你去到她们那里,告诉她们说她们错了,如果她们会听,明白她们是赤身的,她们就会自我控制住。但“赤身的,却不知道。”
38

呐,在今日,神已经赐下了圣灵,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他就还是同样的弥赛亚。基督的生命在他的教会里,印证他的道。神就是这样在地上的,以耶稣基督的样式,成为了道,使道活出来。圣灵今天在肉身中,使神的道活出每以个应许和每一件神迹奇事。他所应许的一切事,都在那里。

众教会被赐予机会来接受这份永生的保单,但他们犯了跟这年轻富足的官长一样轻率的错误。他们去到协进会中,联合起来,都归入了一个教会的领导下,这点已经被圣经预言了。我们在我们的组织体系中看到了这点。现在他们在罗马等等。呐,我们没有个人的目的,不留情面,只是要讲出真理。经上也是这样写的。神总是印证他的真理。处在那种的情形里的教会,被要求来买这保单。
39

在同样的基础上,今早你们许多在这里的商人,都属于那些教会。我没有说:“离开它,”不,先生。你去那里,成为光,但要带着那光跟你在一起,瞧?注意。

那年轻富足的官长在同一个基础上拒绝了这机会,今天教会也在同一个基础上拒绝接受永生的机会。因为教会本身会有损他们祖宗的基业,他们祖宗所支持的大遗传。如果圣灵降在某个大教会的体系里,哦,我担心官员们都容忍不了这点。它会被驱逐出那个组织,瞧?那样做他们负担不起,他将不再是“博士、圣父”,不管是什么,他将会成为我们中间的一个普通人。
基督教里没有大人物。世人是那样做的。我们都同样是神的儿女,不是“比你更圣洁”。借着神的恩典,我们成为了神的儿女。
40

我在圣经里读到,神在拔摩岛上告诉约翰:“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他恨恶这个。“尼哥,”“征服平信徒,”征服平信徒,把一切的圣洁放在某些人里面。圣洁是对所有人的。圣灵降在整群人身上。不管怎么说,没有圣人,只有一位圣洁的神。我们没有说“圣教会,圣人”,只有圣洁的神。我们不是圣洁的,但神是圣洁的。不是一个圣洁的传道人,而是圣灵,他通过传道人来服侍人。不是圣人;我们没有人是圣洁的。但太多的时候,他们似乎是在拒绝同样的机会。

41

在《启示录》3章,我们读到了这点,老底嘉教会,神给我们描绘了整本圣经中最糟糕的一幅画面,《启示录》3章,在老底嘉教会。其它所有的教会,经历路德时代,七个教会时代,每个时代,经上说耶稣是在教会里,“那在教会里的。”但在老底嘉时代,他在外面叩门,想要进去。想一想,何等令人同情的事,“神的儿子,叩他自己教会的门,想要进去。”

但这世界的财富蒙瞎了他们的眼睛。不但在钱财上富足,还在名望上富足,在世界上的事富足,对生活的关心,以至于你被压垮了,有知识的人就进来,夺走了那果实,那颗贵价的珠子。但神预定了一群人要在那里;有一些人会出现在那里的。但他们拒绝它。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他们中的一些人会接受它。现在他们的爱里没有耶稣了,他们的爱里没有他的道了。他们拿起信条,采纳了信条,接受一些东西来替代一些东西。
42

比如,你跟一个可爱的女人结了婚;你说:她爱你,你爱她。过了不久,你接受了另一个女人,或你接受了另一个男人,你就得放弃你起初的爱。

那是我们能采纳信条的唯一方式,就是当我们放下我们起初的爱—道的时候。你不能相信一个错谬,除非你先践踏了真理。但我们到了一个地步,以至我们握握手,就让人进入教会里。他们仍然抽烟,喝酒,举行舞会。
43

昨晚,我讲过坐电梯下楼的事。电梯里有个女士,讲她要去参加一个教会的舞会,说:“舞会是在教会的地下室里。我们要去玩赌博,他们有他们要卖出去的火鸡,这是要帮助付牧师和宣教团的工资。”瞧,你正在接收一些东西。那不是神的计划。若是到了我不能传福音的地步,以至于要卷入像那样的事里,我就会合上圣经,回家去。太糟糕了。但我们有了这情形,为什么?因为它拒绝了永生的保单。正是这个导致的,失去了他们的爱。

44

前天晚上,我走进宾馆大厅的一个小地方,我要吃一块三明治,我对那女士说:“给我来一块三明治和一杯脱脂奶。”

我不确定我这样说对了没有。但那女士看起来好像她溃疡了,眼睛下全都是蓝色等等;身上穿的衣服,大约够你放进一个阿斯匹林盒子里的。她说:“你要加冰的波旁威士忌吗?”
我说:“请再说一遍?”
她说:“加什么的波旁威士忌?”
我说:“我是说脱脂奶。”瞧?
她说:“哦,你想要喝什么呢?”
我说:“脱脂奶。”
她说:“哦,我们这里有一些很好的混合饮料。”
我说:“女士,我是个福音传道人。”
她说:“我们的……我是天主教徒。”她说:“我们的神甫进来会喝酒。”
我说:“我,我不是天主教的神甫。我是个福音传道人。”
她说:“你不喝一杯混合饮料吗?”
我说:“不要搀任何东西,只要给我拿清淡的脱脂奶。”是的。她不知道。但就是这样,瞧,就是这样。
45

宗教,就跟世界一样。“宗教”的意思是“遮盖物”。如果你能被世界遮盖,你就会像世人一样举止。

但如果你被耶稣基督的血遮盖,你跟他连上了,你就再也不在乎那些事了。你只会看见宝血。神只认得那血。“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阿们!我们为这些事而非常感激神。
现在我们是在谈这永生的保单。
46

许多时候,在那些五旬节派信徒中间,他们可以传讲得那么快,我讲得太慢了。我是个,我一开始就就是个背叛者,是个南方人;我不得不花时间。就像在外面的街上,他们几乎践踏着我了,我退到角落里,一直等到整个人群都过去。而这里好像不会结束一样,所以我有点慢,他们不得不忍我一下。

47

让我们想一想几个这保单的持有人。今早,让我们投资,哦是调查一下这点,几个以前买了这保单的人,我们就能看到这保单可不可靠。我是在讲神的道,即基督在肉身中。有人持有这保单,我们要回去,快快地讲几个持有人。

48

一次,有个人,神给了他这保单。他是个农夫。主神借着他的道与这人相见,说:“将有一场洪水要毁灭整个世界。如果你想接受这保单,你的举止现在就会很可笑,但它将拯救你的生命。我要你造一个方舟。”那是挪亚。尽管当时其他的宗教世界认为这个老头疯了,那确实不符合当时的科学秩序。

因为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一个像那样的世界),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保单上写了那么多的名字;今早他就在那里,还有所有被救赎的那些人名字都在册子上。呐,过不久,最后一个名字要出现,那是……那就要完成救赎。现在就进来吧,我的弟兄们;不要等了,过一会,可能就太迟了。现在趁你有机会,进来吧,趁着神提供给你机会的时候。
49

我们发现挪亚做了这个投资,他是个很出名的农夫,或许认识许多人,有大产业。但他变卖了,也许是他的农场,为要得到材料来建造方舟。人们嘲笑他;是撒但搞出来的。他可能被称作“圣滚轮”。

正如今早一个人陈述的,他成了一个地板上的圣滚轮,因为他发现并且用主耶稣的血签了自己的名字,说他想要持有这保单。
他,挪亚,做了同样的事。他弃掉了他所拥有的,建造方舟。他被撒但嘲笑、试验,但我们发现他的保单回报了,借着拯救他的性命;不但他的性命,还有他的全家。
我相信那是真的。不但是你;或许妻子也是,一个女商人,男人,一个男商人。
你说:“那跟我的家庭有什么关系呢?”
50

一次,有人问保罗和西拉。腓立比的狱卒,说:“我当怎样行才能得到永生?”

他说:“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为什么?如果他是真的,不是表面相信,而是相信!耶稣说:“这些神迹,”在《马可福音》16章,“必随着,”不是或许,“必随着信的人。”如果你有足够的信心得到自己的救恩,你也能借着信心认领自己的家人。如果你有那种信心,你的信心就能帮助自己的家人,“你和你一家。”
51

挪亚的家人,看到父亲、一个好人在拼命地敲打,他的儿子和媳妇等人,也来跟他一起拼命敲打,忍受了道的羞辱。你必须一直那么做。若是没有经过试验,神的国是不会来到的。人努力进去,进神的国;不是评论。呐,投资回报了,救了他的性命。我们可以在挪亚身上讲几个小时。

52

但让我们讲另一个叫但以理的人。他是先知,有机会成了神的先知。神的道只临到先知。没有别的方式。道总是临到先知。

嘘,就一会儿。[原注:一位弟兄说方言,一位弟兄翻方言。]阿们!感谢主!我们明白。或许对那些不明白的人,一个商人,我不会对此说任何批评的话。瞧,它必须是件重要的事,圣灵在信息中插进来,要做这么一件事,发出一个警告。
呐,我们相信未知的方言是个恩赐。我过去认为那是错的。当我最初去到人们中间时,我以为或许那些说方言的人,可能只是假装的。但我不会说任何话,因为记住,我们可能会亵渎圣灵,即讲错误的话。我发现,当我去到非洲,环游世界,没有一个声音是没有意义的。每个小的咯咯声和动作都有某种意义。
于是我们就保持安静,直到圣灵回话。或许就是这个原因,他在信息中插进来讲,正如我所明白的,我希望我明白了,“要听主的道,要顺从主的道。”呐,请记住,那不是我。那是人,是有恩赐的人,用别的语言说话。我认为那些人自己不会那么做。当一个信息发出时,如果不是圣灵在紧迫地去到这里的一个魂那里,他们是不会说话的。我不知道。瞧,我对此一无所知,那取决于神,瞧?但我们总要尊重和敬畏神所要做的任何事。
53

现在回到保单持有人的思想,这些人也被保单充满,现在要做这些事,在信息中间带进一些事,在那里注入,说:“这是圣灵,”别的话,“正在对你说话。”

但以理是我们所讲的这个人。他是个保单持有人。他是个充满神的灵的人。因为道在但以理里面,但以理是个先知。
圣经说,在《希伯来书》第1章,“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方多处地晓谕列祖。”呐,先知是个复合词,意思是“经文的启示者”和“未来之事的预告者”,要表明神不改变他的信息。每个时代,神所使用的,不是一个组织,不是一群人,而是一个人。
不改变的神,他在伊甸园里开了一条路,让人可以得救,就是借着血。我们可以有教育体系和宗派体系,但神拒绝它。仍然是需要血;那是唯一的路。
54

神使用单个人。两个人永远不会同样看事情,所以神只能得到一个人在他手里;然后借着那些人,就像借着摩西和但以理,借着不同的先知。听着!

你说:“哦,圣灵怎么样呢?”圣灵不改变这点。
瞧,主的道临到先知。约翰是那时候的先知;他站在水里,宣告弥赛亚已经在他们中间的某个地方。他将借着一个迹象知道。当时弥赛亚,他是道,走进水里,去到了先知那里,道临到先知。
耶稣说,在这些日子,他说:“他,”是个人称代词,“圣灵,他降在你们身上,临到你们,他要把我教导你们的这些事告诉你们,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还是一样的事,今天圣灵是我们中间的先知。圣灵是先知。
55

但以理是个先知。神的道,圣经,被授予但以理,要向人们彰显神仍然活着。但以理在心中定意,他不会玷污他的投资。

哦,巴不得教会能那么做,巴不得教会能心中定意,不因跟那些事紧密联系而玷污你的投资,那些事要把你带进一个体系,带你远离主!
但以理立了心志。那成就了什么事?救了他的性命脱离狮子。
56

希伯来少年在神身上做了投资,他们不肯违背神的诫命,尽管他们立的是一个他们圣洁弟兄但以理的像。我相信那像是但以理的,因为他是伯提沙撒的神,我们发现王给这个圣人立了一个像。不管这人多么圣洁,他们都不向任何形式的像下拜,不管那像是什么。外邦世界是借着敬拜一个圣像被引入的,它也要以同样的方式告终,你看到体系今天正在做这事。所以,希伯来少年不肯向任何像下拜,你发现他们的投资回报了,救了他们的性命。

57

呐,就一会儿。我们发现另一个人名叫……他是个商人,一个有商业工作的商人。他是个渔夫,叫西门。他兄弟是安得烈;他父亲叫约拿。不,对不起;是的,没错。我相信那是对的。

所以,我们发现,这渔夫的兄弟参加了浸信会施洗约翰的复兴。这位施洗者说:“我没有得到它,但它要来了。”
如果我们的组织做同样的事(我有一段时间是浸信会的),那就是一件好事。是的,它要来了。如果你……它必须是从上头来的。它是个应许。
一天,这个浸信会的,或施洗者,宣告:“他就在那里,就在你们中间。”
这使安得烈如此兴高采烈,他去找到他的哥哥,这渔夫。
他太忙于他的生意了,直到一天早上,他可能参加了一场早餐会。我不知道他参加了什么,那是在岸边。他参加了,走到那位讲道者的面前,讲道者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父亲是,约拿是你的父亲。”
58

马上,那个犹太公会的成员,那个大教会身体的成员,他读了圣经,知道他们一直跟随的这位摩西告诉了他们:“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将是一位先知。”他听从了这道所说的话,不管他属于哪个教会体系。

今天,我们能不能听从这位耶稣基督,他告诉我们末日将发生什么事?
当他走到这人那里,这人告诉他说他是谁,不但是他,还有他已经过世的敬虔的老父亲;他马上就在这保单—永生上投资了,成了罗马教会的主教。拿但业……
59

那里有一个叫腓力的人看见了那事,这使他太高兴了!他知道那是弥赛亚,因为他是先知。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先知,但不是正确的那种先知。当他们看见这位先知来,他完全被道证实了!

今天也是这样的,教会是一个先知,应当完全被神的道证实,道就是先知。如果我们组织起来,分门别类,彼此分开,“好像没有信心,”我们要怎么接受道呢?瞧,我们不能那么做。要回到道上,这是永生,“我的话就是生命。”
60

呐,注意所发生的事。我们发现腓力太热心了,甚至他翻山越岭。如果你量一下,去到那里,差不多是十五英里。或许是第二天早上回来的,他带了一个人,拿但业;腓力找到他的朋友,他们曾一起参加圣经学习。拿但业在一棵橄榄树下祷告,因为他有个果园。腓力没有时间开玩笑,他也是这保单的一个持有人,正要告诉别人。当你得了这保单,这保单有一些东西,你马上就成了一个推销员。他从未等候或谈论拿但业的果园怎么样了。他说:“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耶稣,拿撒勒人耶稣!”

这个来自犹太大法庭、来自会堂的忠诚的希伯来人马上说:“呐,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61

看到神怎么使人谦卑,使他们蒙羞吗?当他们把自己建造在某件事上,神就兴起某个连ABC都不知道的小人物,使那东西蒙羞。瞧,神就是这样做的。因为神仍然是神,他能从无造出有来。如果弥赛亚来的时候,去到该亚法和大祭司以及受训要从事当时的事工的神职人员那里,会怎么样呢?他们就有可夸口的东西了。

62

我可以这样说,不是要粗鲁;我希望我没有那样被人误解。这事难道不能再次发生吗?我们所想的是,“我们卫理公会得到了;我们浸信会的得到了,”神可以兴起一个决不是从哪种学校或某群人出来的人,他连自己的ABC都不知道,神可以用他的灵膏抹他。圣经说:“彼得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但他所拥有的,他们注意到了,因为那是神通过他活出来。“我把我所有的给你,”瞧,给那个跛脚的人。

63

我们发现,在这个重要时刻,这人说:“哦,等一下,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呐,腓力给了这人一个相当好的回答,他说:“你来看。”
不要光坐在家里批评,来自己看看。不要说或重复别人所说的话。你自己来看。
在翻过山的路上,他们可能谈到他们去买鱼的时候。他说:“你记得那个连在收据上签名都不会的老渔夫,那个老渔夫吗?”
“是的,我记得他,是西门。”
64

“哦,当他走到这位的面前……”[原注:磁带空白。]永生的持有者,他打量着西门,耶稣对他说;他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瞧?他说:“你知道我们受到我们领袖的教导,他留下了这话给我们,说在这末日,’将有一位先知要来,主必在我们中间兴起。”

“哦,”他说:“我无法相信这事。我必须去看看。”
他一走进会众中;不是一个批评者。呐,我希望今早你也是这样来的;不是一个批评者,只是来看它是不是对的。他走进会众中,只是站在那里。他一站在那里,看到这永生的泉源,唯一的泉源;他转过身看着拿但业,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拿但业说:“拉比,”太多这样的话了,“你从哪里知道我呢?我从未见过你,你从未见过我。你怎么知道关于我的事呢?”
“哦,”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当你在那棵树底下时,我就看见你了。”那是一天前,在山那边十五英里。
怎么做?他马上在一份保单上投资了。他俯在耶稣脚下,这个忠诚的人,教会的会员。他和那年轻富足的商人之间有何等的不同啊!“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他马上买了一份保单。
65

井边的妇人又怎么样呢?那些人是犹太人,让我们讲讲撒玛利亚人。

现在我们是在外邦人时代。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在仰望弥赛亚;外邦人却没有。我们拜偶像。罗马人和希腊人,不管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拜偶像。但犹太人是在仰望弥赛亚,撒玛利亚人也是,我们发现弥赛亚只向那些仰望他的人启示出自己。如果今早你在这里仰望他,他必启示自己。如果你没有,他就不会。“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撒玛利亚人在仰望。耶稣要去耶利哥,但他必需经过撒玛利亚。他坐在叙加城门口,我们发现,他的门徒进城买食物去了。他单独留下来。
66

一位小女士,小妇人,坏名声的妇人,她没有什么钱。她不像那个年轻富足的官长。她来了,我们知道她唯一拥有的东西,就是一个旧水罐,她把水罐放下去,要把辘轳放进井里,打水上来。

她朝旁边看去,在一幅小全景中,有个人坐在那里,一个犹太人,看上去是,我猜……圣经说:“你还不到五十岁。”我猜他看起来五十岁,但他只有三十几岁。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有任何往来都是不合宜的,因为那里有种族隔离。
耶稣说:“请你给我水喝,”在接触她的灵。
妇人说:“哦,你们犹太人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求这样的事是不合宜的。”
“但是,”耶稣说:“你若知道你正在跟谁说话!”然后耶稣捕捉到了她的灵,说:“去叫你丈夫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得不错,你已经有五个,现在和你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
这个使她停住了。那是什么?她说:“先生!”
67

记得几天之前的那些法利赛人吗?他们看到耶稣显出弥赛亚的迹象,表明他是那位应当来到的先知,他们说:“他是个通灵术者;他是别西卜,是鬼王,某种算命的。”他们必须回答他们的会众,因为那些事行出来了。他们必须在会众面前保住面子。那些事行了出来,他们无法否认。他们说:“那是个邪灵。”

耶稣说:“我赦免你们,”羔羊还没有被杀。“但当圣灵来行同样的事时,一句话干犯他就永不得赦免,”瞧,我们发现他们正处在这个情形中。
68

这个小妇人一无所有。她或许离开了教会,她在教会里看见太多事了。因为,她内心深处有一粒种子,永生;“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当那道光一照在她上面,她没有称之为魔鬼。看看那妇人与神职人员之间的不同。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时,那就是他所要做的事。我们正在仰望一位弥赛亚。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但我们的领袖摩西告诉我们:末日必有一位先知兴起,他将是弥赛亚,”意思就是受膏者,受膏的。

69

他就是道。神是道,他在基督里。圣经说:“神的道,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两刃的剑更快,”《希伯来书》4章,“甚至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那是他能看着他们,看出他们在想什么的原因,因为他是道。他是生命。他仍然是道,仍然是生命。他知道!他在做同样的事。呐,我们发现。

70

[原注:会众中有个姐妹说了一句劝诫的话。]阿们!为着主在这点上的信息,称颂主的名!

哦,那生命的保单!生命,现在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生命。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那就是神。
呐,看看这个小妇人,预言刚讲出去,她手里有一个水罐;但她心里也有一个。她说:“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时,他必做这些事。那正是他要做的事。那将是他被印证的迹象。他将是道,辨明。你读出了我的全部心思。你是谁?”
耶稣说:“我就是他。”
然后这个水罐就被放下了,但那个水罐却被充满了,她买了一份永生的保单。耶稣说:“我所赐的水就是永生,在心里冒出来、涌出来。”
71

然后妇人就无法保持安静了,她想要她的同胞也拥有这保单,于是她跑进城里。老实说,她没有权利那么做,她是个坏名声的妇人。你们在这里的男人和宣教士知道在东方仍然是这样的。人们不会听她。但他们,他们怎么能阻止得了呢?她充满了永生。他们必须听她。就像一幢房子在干燥刮大风的日子着火了,你无法阻止。她走了!不但如此,如果她没有被充满,男人们就不会听她。但她有一件她所知道的确定的东西。我们发现,人们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

他们把耶稣带到城里;他再也没有行这事,但人们相信那妇人的见证。他们都相信了主耶稣。
72

现在快点,因为我很抱歉像这样留你们。但如果你给我……再忍耐一会儿,我这里有一些东西是我想要说的。注意。

73

尼哥底母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是个虔诚的人;他是个师傅,是百姓中的官,一个有名望的人。

像祭司西面这样的人,在主耶稣降生的时候,他得了圣灵的应许,未死之前必看见主的救恩;他被圣灵带领走进房间,祝福这孩子。
女先知亚拿瞎了,昼夜呆在角落里,从未离开过;但同一时刻,没有人告诉他们,她被圣灵带领,这个瞎眼的妇人迂回穿过人群,站在主的旁边,为他称颂神。如果一个身体上瞎眼的妇人,她正处在糟糕的情形中;但今早纽约有一些人能够通过那双眼睛看,却比那妇人更瞎眼。但她被圣灵带领,生命的灵带领她去到生命的泉源那里。
74

因为你渴求那个,那么某处就必有一个泉源。大卫说:“深渊向深渊呼唤,就必有一个深渊响应那个呼唤。”换句话说,在鱼背上有鳍之前,必须先有水让鱼可以在里面游泳,不然鱼永远不会有鳍。在有树从地上长出来之前,必须先有土让树可以长出来,不然就永远不会有树。你明白我想要说什么,如果必须有……因为你今早在渴求,因为人们在渴求,这表明某处有一个生命泉源在敞开着,瞧,让你响应那生命。必须先有一个深渊来响应那个正在呼唤的深渊,瞧,不然那里就不会有那个呼唤。

75

就是这个原因,人们去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册子上,而不是重生,购买生命的保单。后来他们出去,想要借着抽烟、喝酒、赌博、不道德地跑出去来平息那个神圣的呼召。看到了吗?你怎敢试图平息神放在那里去渴求他的那个神圣呼召呢?你没有权利!

我今早有东西给你,就是生命。那就是你所需要的;是生命。
这是被歪曲的生命;是死亡。圣经就是在这个地方说:“那好宴乐的寡妇正活着的时候也是死的。”瞧?所以,你不可能活在世俗的宴乐中又有永生。
76

这保单是对的,朋友们。所以,尼哥底母,他来做出了投资,他夜里来,但他发现银行一直都是开着的。时间可能晚了,但它仍是开的。它是开的,他一直都是,银行做生意是开着的。所以,借着来见耶稣,他找到了永生。

让我们调查一下另一个,或是两个人。让我们看《路加福音》24章49节。门徒们相信了主耶稣。现在是应许的时刻临近了。耶稣告诉他的门徒,这些保单持有人,说他们要领取这保单的红利,但他们必须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他去了总部,差来圣灵给他们,直到支票兑现了。他要上去,用自己的血签了支票,他升上去,要把他们的红利赐下来,但他们要等候他们的红利。
77

呐,没有说:“等五分钟就灰心了。”如果你对这位正在跟你说话的有信心,就是政治对你说话的神,他说:“一直呆到,”(多久?一个星期,十天,五天,不管是多少天。)“直到你们领取了报酬、红利。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但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了它,直到你们领受了从上头来的红利,因为你们相信我的保单。”

哦,你们浸信会的,你们卫理公会的,你们长老会的!我不想要变得兴奋,但这足以使人兴奋。为什么你不在那里等候呢?你是保单持有人,但这是保单的红利。
78

在《使徒行传》19章,保罗对那些浸信会的人说话。我自己就是个浸信会信徒。他们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呐,我们被教导说我们信的时候就受了圣灵,但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有圣灵赐下来。”
他说:“这样,你们受的是什么洗?”
他们说:“我们已经受洗了。”
他说:“那不再管用了。”他们听见这话……“他们当信那要来的耶稣。”他们听见这话,就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了。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称颂神为大。
79

保罗在另一章也说,他说:“若是天上来的使者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听我传的这个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不管他是主教、红衣主教,不管是什么。”是的!“若是天上来的使者,”更别说是红衣主教、主教或传道人,“传别的福音,与这个借着耶稣基督来的永生保单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得意忘形了。”
我知道我在哪里,瞧,我没有迷失;我知道我在哪里。我可能兴奋了,但正如那天晚上我在这里说的。
有人说:“你疯了。”
我说:“哦,那就由我去吧,我觉得这样比那样更好,我有生命了。”
因为,这是生命!它对世人来说是愚拙的,但对我来说是极好的。我得救了,过去我没有得救;现在我里面有基督的复活。弟兄们,这里有许多人知道那个真理;你们里面有这真理,复活!是的。
80

这些保单持有人,他们上去领取红利。哦,传道的弟兄们,今早,让我们这样做,让我们现在就领取红利。“应许,”彼得在五旬节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外邦人。”听仔细了,弟兄们,“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主肯定要呼召每个名字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红利,它是给所有人的,是的,“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在五旬节,保单的利息被付清了。

81

呐,富有而年轻的保罗遇见了同样这位,因为这位死后仍是一样的,他仍是一样的。

大数的扫罗,一个有良好学问的人,有学问的人;对不起。他是个好人。他被希伯来的伟大教师迦玛列教导。他的父母富足。保罗是个有点富足的人。他可以讲许多语言;他受过教育。他的野心是要做一位律师,其中一位律师或祭司,教会中的某个人物或律师。他聪明,懂得这道。他富足,有野心。
82

他听见那群举止失常、喧闹、尖叫、说方言的人,哦,他心想:“那对耶路撒冷的协会来说是可笑的。那应当被阻止。”所以,他从大祭司那里得了文书。他到处去给教会造成了浩劫。他走到红衣主教或主教那里,不管你想怎么称呼他,大祭司,从他那里得了文书,放在身上,下去大马士革。

83

但你瞧,教会似乎拥有一切的权柄,有天国的钥匙,等等,他们挑选马提亚代替犹大。但是瞧,人能做出多么愚蠢的选择!毫无疑问,他是基督谦卑的仆人。但你瞧,那一直都不是神的选择。

神选择了一个批评教会的人,一个小犹太人,鹰钩鼻子,脾气大得足以打赢电锯,他会的。他在那里,走在去的路上。他要下去逮捕那些圣滚轮,要把他们囚禁起来,捆绑他们。他从主教那里得了权柄,他要做这事。
84

一天,大约十一点,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书,被击倒了。他抬头看,看见了一道火柱。你知道,他必须认出那火柱。保罗清楚地知道,不要拜偶像或邪灵。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知道那火柱是带领他的百姓出埃及的同一个火柱,它就在这里。

当耶稣在地上时,他说:“我从神那里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和升天后,他在这里,又回到神那里去了,火柱。
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你手里拿着一份文书,你是个了不起的人,你来自某个组织,这个国家最可靠的组织和尊荣的组织。你手里拿着一份文书,但你在做错事。你为什么逼迫我?”
85

留意这个犹太人说:“主啊!”他知道那是谁。就是这样,带领摩西并且说话的同一个火柱!他从来没有机会见到耶稣,所以他说:“主啊,我在逼迫的你是谁呢?”

主说:“我就是耶稣。”
他躺在那里,你知道,把文书撕碎了,他说:“我能做什么呢?”
主说:“我有一个先知在那里,他名叫亚拿尼亚。现在你去到叫’直街’的街上,他必告诉你要做什么。”
于是主对亚拿尼亚说话;他上来,说:“兄弟扫罗,主耶稣在路上向你显现了,要你买这份保单,我来,借着按手在你身上,把它传给你。”他成了一个被改变的人。注意看差别,是什么?瞧?
86

保罗看见了那个清楚的印证,这不是别的人,只是同一位。神和基督是同一位。这不是某个愚拙,因为他看到道就是火柱,成了肉身,要救赎;现在它又回到了火柱,神与基督是同一位。他在这里,现在回到了所称为的圣灵,因为他一直在一个人身上。他看见这点被清楚地证实了,被印证了。“主啊,你要我做什么?我该做什么?”呐,记住,那是个虔诚的人,一个商人。“你要我做什么?”

那个年轻富足的商人跟这个年轻人扫罗之间有何等的不同啊!对一个来说,代价太大了。
“哦,”你说:“扫罗没有任何东西要放弃的。”
87

他有教会,有他的弟兄们。此后,他成了一个从教会逃亡的人。他必须逃跑。最后他自己的教会害了他的性命;他们杀了他。我们发现,从一座城被逼迫到另一座城,几乎被石头打死过一次,等等;他自己的弟兄。他说:“我为他们成了咒诅。”他没有藐视他们。当他领受圣灵时,他爱他们。他想要救他们。不要隔离自己;要去到那种人那里。保罗自己成了咒诅;因为是基督的灵在他里面,为他自己的人成了咒诅,被挂在木头上。

我们发现,在这个年轻人、富足的官长、商人与保罗之间有何等大的不同啊!
88

保罗必须放弃他的教育,他经过几年研究和教导所学到的一切神学。他必须忘掉这一切。他告诉哥林多人,“我到你们那里,从未靠着聪明、委婉智慧的言语,叫你的信心放在人的智慧上。我到你们那里,乃是靠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

朋友们,那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东西。那是我正在谈的保单。不是加入教会,或把手按在那上面;丝毫不反对那个,那没问题。但这是另一个时候,那是我想要卖给你们的一切。加入某个教会……我想要告诉你,有一个保单和泉源,洗除罪恶和污秽。罪是什么?不信。不信什么?道!“不信的,罪已经定了。”是的。
89

注意何等轻率的一个决定。这个年轻人,他就像今天许多有着流行思想的人。他走了,不是认真地买下这保单,他失去了这保单。现在我们要结束了。

后来,恶运降在他头上了吗?没有。好运临到他身上。我们在另一处发现他,他有了太多的钱,以至他得重建粮仓。他甚至说:“灵魂啊,安息吧!”
呐,我们在那里发现,他不是坏人。他们有一个集市或教会集会什么的,灵里贫穷的人躺在门口,那是一个被他拒绝的保单持有人;他扫了一些碎渣,给他一些宣教奉献什么的。他不是坏人。瞧,他给那些受逼迫的人扫了一些碎渣。他说:“哦,我参加了他们的一场聚会,我猜那没关系。其实没有什么事是我能反对他们的。”扫了一些碎渣,但那不管用。最后,他的报应到了。
90

记住,朋友,报应要临到我,临到你。它要临到我们所有的人。在结束时,我要你现在严肃地想一想。

当然,他的报应到了。他有一个葬礼大聚会,毫无疑问,某个训练有素的神职人员来讲道了。我猜,他有基督徒商人做抬棺材的。他有这地区的名人,或许政府官员为他降了半旗。所有的要人都在那里。牧师,毫无疑问,或是祭司,不管在他的葬礼上传讲了什么,传讲这样的一篇道,打动了人们,说这人多么伟大,“他甚至周济街上的穷人。哦,我们的弟兄今天在天堂了。”
但耶稣说:“他在阴间举目,远远望见躺在亚伯拉罕的怀里的永生保单持有人,他选择了主被藐视的少数人的道路。”
91

正如耶稣说的:“人若因我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马太福音》5章,“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你们是永生的保单持有人。”

然而他还是教会的会员,瞧。注意,你说:“他是吗?”是的。“你怎么能证明那点呢,传道人?”
就在这里。他说:“我祖亚伯拉罕,我祖亚伯拉罕,我求你打发那保单持有人带一点水来这里。这些火焰使我极其痛苦。”
92

注意亚伯拉罕。“我儿啊,”一个公开声称的基督徒,公开声称的信徒,正如我们所叫的,瞧,“你有机会。有机会提供给你去接受永生的保单,那会赐给你到这里来的保障,但你拒绝了它;你不肯接受它。现在这个穷人,他接受了那保单。现在他受了安慰,而你成了乞丐。”

哦,不要让这事发生在你身上,朋友们。不要,不要,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原注:磁带空白。]保障能临到的方式就是借着基督。你得救的保障,就是你是个保单持有人。现在,如果你还没有得到那个,为什么不接受它呢?
93

你可能以为,瞧,正如今早这年轻人说的:“我走到各个地方,他们都……我是个了不起的商人,众人鞠躬,类似那样。”不要看那个。

最近,一个年轻的演奏者去俄罗斯旅行;他是个歌手。当然,他深受俄罗斯人的青睐。当年轻人演奏完了音乐,所有的人都在拍手,像那样举止。他们如此兴高采烈,跺脚拍手,但年轻人从未注意这一切的鼓掌。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又想:“或许他不明白,”于是他们又都相当大声地拍手,为他鼓掌。他做了一件很棒的工作。但他们注意到,他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鼓掌。他们注意到他眼睛一直盯着楼座;最后找到了训练他的大师。他不在乎人们说什么;他在看大师要对此说什么。
我想,今天,朋友们,不是挺着胸,说:“我们属于教会。”让我们抬头看主对此说什么,瞧?
94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原注:一位弟兄说方言,一位姐妹翻方言。]

现在我们低头,我们的心也俯伏,让位一两分钟。我想知道,今早,现在带着一切的真诚,没有任何的搅扰,思想一下。你得到了这个大祝福吗?你持有这生命的保单,圣灵的见证,证明你的生命已经交给基督了,基督在你里面吗?
正如我在信息中说的;如果贝多芬在你里面,你就会行贝多芬所行的事,你就会活出贝多芬的生命。你不可能做别的事。你不可能做别的事,只能谱写歌曲。你将是伟大的作家贝多芬,因为他在你里面。你所能成为的就是那个。你将是一个转世化身的贝多芬。
如果基督在你里面,你就会有基督的生命,是个喜爱这道的人。没有东西能阻挡和取代道,因为他就是道。他不能否认自己的道还仍然是神。
95

你心里还没有接受基督;你属于教会。呐,当然,我丝毫不反对教会,不反对大机构、组织和体系,但我想要说那不是答案。它已经被证明了那不是答案。基督是答案,这位基督。今早,如果你还没有接受基督进入你生命里,你想要我们在祷告中记念你,我想知道你是否可以谦卑。我们没有地方做祭坛呼召。但你知道,如果你……我相信你只要站起来,你知道,说:“请为我祷告,”当你站起来,我要献上祷告。如果你相信神会垂听我的祷告,并且你对此真诚,我相信他必垂听祷告。

96

你们在厅堂的,挤在门边的等等,不管你在哪里,在楼座的,在台阶上的,只要你说:“现在我要基督记念我,我要他的生命在我的生命里。我确信借着我的行为,我确信,借着我思想的方式和我所行的事,我想要像那个,但我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我真的要这个保单,伯兰罕弟兄。我真的要它。你求问主看我能不能拥有它。我准备好接受它了。”

你愿意站起来,让我能跟你一同祷告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没错。没错,请继续站一会儿。继续站着。你说:“我感兴趣,伯兰罕弟兄,我有一个灵魂,我必须离世。我可能今天就离世,如果我没有被那生命充满,它对我又有什么益处呢?”因为,记住,任何其它的生命都得灭亡;它有个开始。
97

你说:“哦,我是某个教会的会员有几年了。”那很好。我欣赏这点。但那不是我此时正在讲的。

你是永生的持有人吗?你们愿意站起来吗,在楼座上的,在前面的,在右边和左边的?神祝福你们。请站起来。
你们已经站在厅堂里的,如果你能举起手;某个身份证明,你能做的事,使你自己投入到行动中,“那天早上我自己接受了它。”神祝福你们。好的。
在楼上各处的,不管你在哪里,请举手,说:“请记念我,伯兰罕弟兄。我真的想要永生。”
98

现在仔细思想。这个,这可能是一切都得到解决的时候。我要真诚,朋友们,这对我是生命。我知道它是对的,它是对的。

还有更多的人吗?好像刚才有比这更多的人举了手。呐,如果你不确定,你只要做那么多,只要站起来,说:“伯兰罕弟兄,当你在祷告时,请在你的祷告中记念我。”好的。还有更多的人吗?请站起来,不管你是谁,只要站起来,说:“请为我祷告,弟兄。”神祝福你。我看见你了,整个楼座和到处。现在你确定就是这些吗?神祝福你。另一群人站起来了。现在还有更多的人吗?只要站起来,说……
99

呐,我知道我们迟了,圣灵几次打断了我们。瞧,那太好了,我们喜欢圣灵那么做,瞧,只要他是在带来他的道。那表明这不只是我的话,也是主的道。好的。

现在,让我们起立,瞧,每一个还没有被圣灵充满的人,你知道你生命里还没有证据表明你被圣灵充满了,你想要这圣灵。
100

呐,你可能是某个教会忠诚的好会员。哦,我确实很欣赏这点。你继续在你的教会中。没错。因为,睡着的童女现在出现了,你明白这点。记住,耶稣说,当睡着的童女……那个竭力靠自己过美好生活的人,他们是童女,但他们没有油。油象征圣灵。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用油膏抹,瞧,油象征圣灵。他们是好人,很好的人,是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和各种教会的好会员,但他们没有油。

他们在最后一个时辰来,在第七个教会时代,要买油。他们去买油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新郎来了。呐,那是刚才由这里这个著名传道人在经文中读过的。你们没看到吗?你们五旬节派,历代曾有这样一个时候吗?历世历代,从来没有一个时候,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像他们现在这样喊着要圣灵,瞧?他们这样做的时候,那是什么?那时基督要来了!那是他再来的时刻。正当他们,所有这些弟兄和教会渴求时,它让……你知道,在末日,在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台前,这个童女起来;但不是新妇。
101

呐,如果你的灯里没有油,这怜悯的门,我相信,它仍然开着,你愿不愿起来,说:“请记念我,伯兰罕弟兄”?借着那么做,要向神表示,“我要……我的灯里没有油,伯兰罕弟兄,我相信基督。当然我相信。我成为一个成员很久了。但真要说到我的生命被那可爱的圣灵充满,一切都是不一样的了,我成了一个新造的人,我还不是那样的,伯兰罕弟兄。你为我祷告。”神祝福你。有很多很多人站着,在楼座上,到处。

102

呐,我要你们在这里的传道弟兄们,我宝贵的弟兄,现在当我们祷告时,你们每个人跟我一起祷告。

当你要站立的时候,是怎么站起来的呢?瞧,你是个生命。有东西是你里面。如果没有生命,你就不能站起来。根据科学,瞧,地心引力会压制你。但你里面的灵做了一个决定,借着另一个灵的见证,那生命说“你需要我”,你就站起来了。你藐视了自然法则,借着站起来,作为一个见证人。耶稣说:“那在人面前见证我的,我也必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见证他。”现在你需要圣灵。
103

呐,如果你们有一些人就站在这些人的附近,你们拥有圣灵的洗,请你们……我不能去到他们所有的人那里,我们没有时间。在楼座上的,到处的,请你们伸出手去,按手在他们身上,瞧,作为一个纪念。

你知道,腓利下去向撒玛利亚人传福音,他们还没有领受圣灵,瞧,腓利只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他们施洗了,但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身上。彼得和腓利下去,哦,是彼得和约翰下去传道,按手在他们身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
104

呐,你们已经领受了圣灵的信徒,看看你周围所有的人,有谁在站着,然后按手在他们身上,作为你是信徒的一个纪念,我们祷告时请你触摸他们的手或什么的。不要疑惑,现在要信。这不是一个情感,它是圣灵的甜美,降下来,充满每个生命。现在他们在你手里了。你跟他们接触。就像你按手在……

犹太人按手在祭物身上,跟祭物接触。一天,你按手在耶稣身上,跟这祭物接触。祭物的生命又回到了你身上。今晚我可能在教会里讲“记号”,现在它就在你身上了。
你已经跟这个想要相信的男人或女人接触了。只要站起来,接手在那些希望领受它的人身上。没错。神祝福你。何等美好的时光!不要疑惑。不要匆忙。只要记住,为这个人祷告。
你也祷告,说:“主耶稣,我可怜的心在饥渴。我心里想要你。我想要你在我的生命里。主啊,请你充满我;我在这里准备好了。”
105

我们的天父,许多人站起来了,他们借此表明他们想要永生。永生只能借着顺服基督而来。他是生命。他有一个我们必须满足的条件。借着满足这条件……我们想到亚伯拉罕,他相信神,这便算为他的义。这算为他的义之后,神赐他割礼的印记,作为一个纪念,表明神接受了他的信心。许多人公开宣称有信心,但他们还没有被圣灵盖上印。主啊,现在他们站着,作为一个纪念,表明他们相信。主啊,求你用圣灵给他们盖印;愿圣灵降在他们身上,此时给每一颗心盖印。愿圣灵此时就降在这大厅里。

撒但,你离开他们的生命,放开他们。
愿复活耶稣基督的大能此时降在这些人身上,愿他们被耶稣基督的复活和大能充满,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