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114 影响

1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让我们低头。我们的天父,我们为这首歌感谢你,只要相信!只看到我们的主,当他走到那个得癫痫的男孩那里时,说:“我能,你若能信,因为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主啊,今晚请帮助我们的不信,这是我们的祷告。为着你与我们同在,和那些相信你并且爱你的人,我们非常感谢你。知道现在,不是我们将会,而是现在我们就在基督耶稣里被提到天上,今晚坐在我们的王旁边,已经跟他一同被安置在座位上。哦,我们多么感谢你,为着我们对他的这份信任,知道他的应许决不可能失败,一直都是真的。我们祈求你今晚造访我们。愿圣灵拿起神的道,照我们所需要的分给我们的心,当今晚我们离开,回到我们的家里时,愿我们能跟一天晚上从以马忤斯来的那些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

大家请坐!今晚我非常高兴能再回来,对你们讲道,跟你们围绕那些属于基督的事一起交通。我们在这里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单单要围绕着神的道交通。

我很抱歉每天晚上都留你们大家到那么迟。有人告诉我说:“人们八点半或九点才从教会这里回家。”但我是个南方人,有点慢条斯理,你知道。我无法思想得那么快。我只能在这上面多花点时间。
3

但我确实为这友好的合作而感谢神,就是我从你们在这里相信神的人身上所得到的。你们友好的合作也使圣灵在会众中间的运行是那么容易。我希望我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这个;我找到了,就是你能找到相信之人的地方。不管神做什么,不管他以多大的恩赐来代表,你都必须要相信它,瞧?因为如果你不相信,它就起不了作用。

有一次,耶稣从其它地区,来到自己的家乡。他们说:“我们听见你在某个地方做了这样那样的事,”但那时他不能行许多异能。呐,我们不想那样说,但圣经就是那样说的,说他不能行……“耶稣因为他们不信,就不多行许多异能了。”
4

神的大能被局限在你对它的信心里,瞧?那是唯一的限制,就是你的信心。如果……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瞧?天上有一位伟大的神,巴不得我们能连接上,像一条直达线通到他那里,凡事都可能,瞧?但我们必须跟主连接上,没有任何地方有静电,在我们与神之间只有一条干净的通道。主说:“你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呐,你不能吓唬他。撒但不太容易吓唬,所以你不能吓唬他。但当你真正知道时,那它就必须发生,瞧,它就必定会发生。

所以我们在这里,敬拜主,他是可爱的,对我们的魂来说,是千万人中最美好的。我们确实很高兴今晚在这可爱的团契时间,与你们一同坐在这里。
5

呐,你们喜欢读这道的或记下所读地方的。今晚,在神的医治上传讲了那么多,我想今晚稍微改变一下主题。不是完全改变,只是改变它的次序。因为,你不能改变圣经中的一个字,因为它跟其它的道是一致的。所有的经文都连在一起。它就像一个……

对不起,如果这听起来亵渎,我根本不是有意要这样说的。但它就像一个拼图,你知道。我们过去把旧的拼图都拆散了,然后我们坐下来,研究如何把它拼在一起。我们必须把某个东西放在旁边,就是我们想要拼在一起的图画,才能正确地把拼图拼出来。如果你没有这样,你就永远拼不好它。
呐,圣经也是那样的。它像那样被拆开,要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藏起来;瞧,他们就像法利赛人、聪明的学者。耶稣为此而感谢神,说他向他们的眼睛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
6

呐,如果你想要你的榜样,要放下你的式样,看经文跟什么相配,把耶稣放在这里,去观察他,把经文放在圣经中。你就会把整个东西拼正确了,因为它是耶稣基督的启示。新约和旧约,两者都讲到了耶稣,瞧,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因为他就是这本救赎的书。他就是道,他是道,那一定是他,你瞧。所以,这整本都是救赎的书,是耶稣基督,被神合适地装在一起,有给人类的救赎和医治等等的应许,瞧?你们现在明白了吗?这本书就是耶稣基督,被神放在一起,瞧?他以一个人来救赎我们,每个应许都在他里面,是给你的,因为他是救赎主。

7

今晚,让我们翻到旧约,要从那里得到我们想要当作内容的,我们从《以赛亚书》中来读,先知《以赛亚书》第6章。

我喜欢以赛亚的著作。他是一位伟大的先知。你知道吗?以赛亚写了整本圣经,就像是圣经的序幕一样。他写了。《以赛亚书》从创造开始,在书的中间出现了施洗约翰,最后是千禧年。所以他……圣经有六十六卷,《以赛亚书》有六十六章,所以,它确实是整本圣经的缩影。
8

现在让我们从第6章读起。

1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2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3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4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5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6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7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8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我想要取一个主题,如果我们可以称之为主题的话,是“影响”这个题目。影响是一件大事。经文告诉我们:“我们是书写的荐信,为众人念诵的。”
9

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一直留意我们所做的事和所说的话,那样我们就能对每一个人都完全诚实。你,如果你不能对你的同胞诚实,你就肯定不能对神诚实。所以,我们如何来事奉神呢?就是我们互相服侍。就像我对你们诚实一样,我也是这样对神诚实的。你们对我也是这样的。在我们的交往中,我们必须要互相诚实。

有人正在看着我们。你可能不这样认为,但有眼睛正在看着你。你的生命正在影响人。可能是一个小孩子,那个孩子可能会长大成为另一个芬尼或慕迪等等。我们不知道。但你的生命正在影响人。
10

今晚我们的故事背景是个有点大的背景,因为今天下午我刚读了它,当我查考时,我正在思想神是何等伟大。

今早,我儿子和我在街区走了一会,有很多人。我们走到泰晤士广场附近,因为他们说他们要把它拆掉。我想那工作已经开始了。我正看着广场,我们拍了一些相片。人们拥挤着!我对我儿子比利说,我说:“他们都去哪里?干吗这么匆忙?他们在我们下面奔跑;在这里奔跑;在我们上面奔跑。大家这么急匆匆地去哪里?”
11

我们站着,我们这样想:“神怎么能知道每个人的意念呢?地上有几十亿的人,而你每一次眨眼睛神都知道,怎么可能呢?”他是无限的。

如果你想知道,要确信这点,如果它曾出现在你脑海,就走到外面,抬头看星星,想知道神如何控制这一切,你就会看到这是何等微不足道的工作。当那些星星,你可以通过望远镜看到一亿两千万光年远的空间;你知道光传播多快,嗯,你可以围绕纽约州写一排的九,也不能把它换算成英里。除此之外,在这边还有一样多的星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洛马山和威尔逊山上都能够看见。
12

想一想,神是何等伟大,他掌管着地球!这地球或其中一颗星星偏离本位,距离几亿英里远,它也会影响这地球。整个太阳系都必须呆在它的本位上。瞧,神所造的一切,就像这样,在顺服神。但当神造了人,人似乎想要比神知道得更多,你瞧;我们是唯一偏离本位的。其他的都呆在本位上。它们必须呆在本位上,互相配合。

13

比如说,月亮,如果月亮偏离本位,地球几分钟内就会满了水。瞧,月亮更像是海的一个监视者。“神设定了海的边界,使它不能越过。”当月亮转离地球时,潮汐就进来了。如果月亮不能在另一边吸引住它,水就会覆盖地球,瞧?所以,月亮停下来,它转过背去照看着地球的另一边,水就会很快涌上来,然后,它又转过去;它是耶和华的仆人。海停住,又回到它的位置上,因为它看见了耶和华完美的运行。

哦,作为基督身体的肢体,巴不得我们在教会里能像那样协调地运行,你就会看到永生神伟大而有能力的教会,都穿着统一的服装,被圣灵充满。那岂不美妙吗?身体的每个肢体都在它的位置上发挥功用,每个恩赐都在它的位置上,每个恩赐互相帮助,每个肢体互相帮助,那岂不美妙吗?那正是我们想要看到的。但有一天我们会看到的,如果一切正确的话。
14

呐,这年轻人乌西雅,他是王。但在他成为王之前……在他主政时期,他是先知以赛亚的王。他是个牧童;他喜欢户外。他对以赛亚的生命有很大的影响。以赛亚也是个年轻人,只是个年轻的先知。你去读那故事,如果你去读《历代志下》26章,它就会告诉你。十六岁的时候,他正义的父亲去世以后,他成了……人们立他作王治理以色列。他十六岁时,就开始主政。他看见了他父亲的影响;在他面前,他妈妈是个敬虔的妇人,他爸爸是个敬虔的男人;因此,那带给了这孩子影响,去做正确的事。

15

我告诉你。我想,今天,我们的青少年犯罪的浪潮席卷全国,但真的,我认为它是从家里开始的。我认为做父母的开始放任了。如果孩子在良好、老式、敬虔的家里长大,我不是说它就会完结,当然不是,但它确实会带给孩子那种正确的影响。我认为,许多时候,那些孩子在家庭中被错误地养大,放任他们到街上去,放任自己的生活,妈妈爸爸呆在酒巴里等等。他们没有照看这个孩子。另外,他们不爱孩子,对孩子没有感情,来养大孩子。孩子还年轻。你必须教孩子爱和尊重、读圣经。

16

我想起苏姗娜·卫斯理。我想她有十七个孩子。我想没错。但她每天找出两个多小时祷告。在她的裙子边上,小男孩们跪在周围,从那里产生了一位改变世界进程的约翰和查尔斯,救了当时的世界。她不像我们今天这样,有洗衣机、干燥机、洗碗机、女佣等等。那些事,她全都自己做,但她依然可以找出时间,因为她给几个孩子带来了影响,最终改变了世界的进程。我想那是老式的母亲,老式的家庭,有祷告和圣经的知识。

17

我相信,亚伯拉罕·林肯一生没有拥有过一本书,直到他成了人,除了圣经以外。我想或者是福克斯的《血证士》;我可能不,可能是另一本书。我想是《天路历程》,没错。是《天路历程》和圣经。你瞧,那塑造了什么样的一种品性?

只要让我走进你家,看看你的墙上挂的是什么样的图画;让我去你家里或办公室里,让我看看正在播放的是什么样的音乐,瞧?你读什么,你看什么,我就能清楚地告诉你在你里面的是什么,瞧,因为它以那些东西为食,瞧?哦,去一个家里,如果我们把家搞得更可爱,孩子们就不会想跑出去。为他们创造更多的东西,使他们在家里感到受欢迎、很舒适,在家里,他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回到家里。家就应该是那样的。
18

我想,乌西雅就是在那样的家庭里长大的,是因着他敬虔的父母的影响。当他一作了王,他不理会各种的流行观点和各种的政治分歧,他立定心志要做一件事:无论如何他要事奉神!我们需要更多像那样的政治家。他,他立志要事奉神,因为他就是那样长大的,他父亲给了他正确的影响,使他能够事奉神并且活着。

他的王国是那么大,我相信仅次于所罗门的王国。我相信,它以仅次于所罗门的王国而出名。神大大地祝福了他!
这对这位年轻的先知以赛亚有很大的影响,他当时在殿里或地上。他看见了神大大地祝福一个选择正确立场、行正确事情、有正确动机和正确目的的人,他做了正确的事。
19

有时候,你可能以为它没有回报。但它的确回报了。它必定会回报。你不可能同时往东走又往西走;你不可能同时往右走又往左走。你可能认为你在走另一条路,但你并不是。所以,如果你把你一生的心思、眼睛、动机和目的都放在正确的事上,你就必定会行出正确的事。你不可能失败,瞧?那是唯一的方式。不管你怎么被引诱去做别的事,要把你的头转离它,做正确的事。你知道你是对的;你觉得更好,你会更好。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有……你会行出正确的事。你开始往西走,你不是,你不是往北走,你是往……你是往西走。对与错也是这样的。

20

以赛亚看见了这事,他看到神祝福了乌西雅。周围的各国,他的名声一直传到了埃及。各国都不想跟他打仗,他们看到神与他同在。所以他……他们给他送来了和平的礼物、成群的羊等等,送给他,缔结和平。他是个好人。

我相信,如果一个国家或一群人或一个教会,或个人,不管批评者怎么批评你,都要做正确的事。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对你有一个要求。我发现那是真理,瞧?要诚实,要正直。人们会尊重这个的。即使他们错了,他们仍然会尊重它,你瞧,因为那就是人。我们都是人,我们知道有一个正确和错误,我们必须接受这点。
21

乌西雅持守了他的准则。正如我说过的,他是个对先知以赛亚很有影响的人。

后来乌西雅犯了那个致命的错误,就像其他许多人一样。当他开始觉得牢靠了,觉得他把整个东西都抓在手里了,他便心高气傲了。他高傲骄傲了。呐,那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真正的鉴戒。
你知道,那一直都是麻烦。我是在对基督徒和传道人讲话,我想要对这些事诚实。那正是许多传道人犯错误的地方。我们听到过很多次有关传道人的事,他们所作的行为,等等,一些人可能在做他们不该做的事。有时候我想,他们是好人,是为主所用过的很好的基督徒。最后他们在自己周围建了一个小王国或许多影响,许多人参加他们的聚会,以至他们变得随便了,他们有点高傲了。人们称赞他们,起立,我们其实不该那么做。我们,记住,我们大家只是……
在我们中间没有大人物。我们,我们都是神的孩子,你瞧,神造我们一些人是这个,一些人是那个。嗯,他造我有一根手指、一只眼睛等等。瞧,我们必须互相欣赏,不要试图觉得了不起。因为,我们都跟一位神连在一起,瞧,我们都是从一棵树来的,瞧?
22

呐,我们发现,许多时候,传道人开始觉得有点牢靠了,他们继续出名,首先你知道,他们会做一些他们不该做的事。我们知道这点,许多时候,义人和好人会如此,他们会有太多社交的事务,他们想出去参加大晚会,首先你知道,他们偶尔会要求喝点酒,他们被世界缠住了。我认为那正是今天我们教会的问题;我认为那正是我们五旬节运动的问题。

现在让我先把这事讲清楚,瞧?你们听到我说关于五旬节派教会的事。我是五旬节的,瞧?但在这里,如果今晚在纽约没有五旬节派信徒,我要去哪里传讲这信息呢?瞧?我感激五旬节派信徒。他们是我的弟兄和姐妹。
但当我看到我的弟兄、孩子或妻子有错误的事,或不管是什么事,对就是对。正确的父母必会纠正他们的孩子。
23

我认为我们教会的问题是,我们试图过多地像别的教会,瞧?我们试图举止像别人,你瞧,我们开始接受他们的习惯。首先你知道,过去是……

我不记得在他们起初时的五旬节派信徒,当然,很多年前他们参加从阿苏萨街开始的最后这次运动,但我看的是它的历史。我读了很多书,跟一些老人交谈过。现在就要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跟一个老人举行一场聚会,他将在那里,是阿苏萨街的第一批人之一。我猜那是大约五十几年前这个国家的五旬节运动的开始。几年前,我在洛杉矶麦克弗森堂、安吉鲁斯堂传讲了五十周年纪念,五旬节运动的五十周年纪念,你瞧。
24

但从那以后,就有很多的小东西爬进了教会,因为教会必须每天跟世界接触。呐,我不是有意再回过头来讲这点的,我们的姐妹,瞧,我们的弟兄。许多时候,几年前,(正如那天晚上我说的)我们的姐妹剪头发是错误的。过去这是五旬节派的事:她们不该那么做,做那些事。但现在是什么?现在我们去到这个国家的不同地方,我们发现五旬节派的姐妹剪了脑积水的发型,你知道,像那样的大发型。你可以跟她们讲这事。她们使用化妆品。她们穿衣服像男人一样。

你说:“呐,伯兰罕弟兄,你是在挑女人的刺。”
25

呐,等一下,让我挑挑男人的刺。弟兄让他妻子那么做,他就算不上是管理家庭的头,瞧?明白吗?

你们不该那样做。但那是什么?我们跟其他的人接触了,从某个神学院或学校出来的某个对此有不同看法的软骨头进来了。但只有一个完全的榜样,那就是回到圣经。圣经谴责那事,瞧,那是不对的。
26

接着我们发现别的事。过去圣洁的人去电影院或看电影是错误的,你知道。现在他们一直都去,瞧?后来撒但给了你一个更直接的,把电视放在你家里了,瞧,在那里放映。但所有这些事,过去都是错的。

瞧,怎么回事?瞧,它逐渐地进来,首先你知道,它抓住了你。这就像生长在周围的蔓藤。呐,巴不得你让那蔓藤离开你,瞧,只要继续包裹在耶稣周围,在道周围,持守那道,瞧,你就会直直地生长。那蔓藤弯曲,拉你离开道路。基督拉你上去;那蔓藤拉你往旁边斜。
你看到一个女人,比如传道人的妻子,或者是传道人,开始做某件事,他整个的教会都会说:“哦,我们的牧师这样做;牧师的妻子这样做。为什么我们不可这样做呢?”瞧,你在影响人,要确信你是在正确地影响他们,向着正确的道路,在做正确的事。
27

呐,我们发现,当你高傲了,那时你就在走下坡路了,瞧,当你高傲的时候。

我们发现,这位乌西雅,他高傲了,因为他觉得他周围的一切都牢靠了。他把他的国家照看得好好的,神祝福了他。他有很大的葡萄园、畜群和绵羊,矿山,各种的财富。各国都跟他和好。所以,他高傲了,以至于认为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骄傲了。
他如此高傲,以至他想要取代传道人。他进入圣殿,拿香去到祭坛边。他这样做时,祭司追上他,告诉他说他不可那样做。当他被纠正时,他不是像他本来应该的那样谦卑。在他高傲以前,他会说:“没错,我没有权利这样做,”会把香放下或交给祭司,祭司是从亚伦出来的,被神命定做那事,单单被奉献给那事奉。
28

我跟这里的这些全福音商人做了很多旅行。他们很多人现在正坐在这里。星期六早上,星期六我必须在他们的早餐会上讲道。在哪里?斯达勒宾馆,我相信是的。他们说他们已经为早餐会出售了一千七百张票。

所以,不久前,我跟他们交谈。他们正在让商人去到讲台上,拿出他们的主题,传讲福音。我说:“那是错的。”那肯定是错的。我们传道人要保持它笔直都是相当艰难的,更别说一个不被命定做那样事情的商人,你会把小想法等等带进来。我说:“你们不可那样做。”
29

千万不要试图取代别人的位置。神让你做某件事,你就持守住那个。是的。你持守住你自己。不要试图模仿别人。就是那个一直在毁掉神赐给世人的恩赐。我们发现那么多属肉体的模仿,我们发现有人试图模仿别人。

就像他们说到女传道人,当麦克弗森夫人活着时,每个女传道人都像她那样佩戴翼形章,或不管是什么,以同样的方式拿圣经。她所做的一切,她们也做。
30

我们注意到我们今天有了那么多的葛培理!但你瞧,神只造了一个葛培理,就是这样。

但你就像葛培理、奥洛·罗伯茨或任何名人一样重要。你同样重要,直到你偏离了本位,那时你就一无是处了,你成了这些人的障碍,你成了你自己和神国的障碍。要呆在你的位置上,明白吗?神造你是什么样,就持守它,瞧,这样你就会正确运行。
正如保罗,这不什么新的事,保罗教导了同样的事,说:“设若手对眼说:’因为我不是眼,’或耳对鼻子说:’我不再是耳了,因为我不是鼻子,’”或什么的。你,你不可那么做。瞧,肢体都被合适地放在一起,作为一个大的整体运行。
31

我们一定不要试图去模仿别人。你是怎么样就怎么样,瞧,神造你就是那样的。你决不可抬高自己。记住,我们传道人差不多都想取代葛培理的位置,我们不能那样做,葛培理也不能取代我们的位置。瞧,我们每个人都有当做的事。普通的人可能是一个看门的,妇人可能是个家庭主妇,今天地上最了不起的传道人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你,神造你成为那样是有一个目的,你只要照着他造你的方式事奉他,瞧?我想,如果我们都能那样做,车轮就会滚得轻松多了。是的,肯定的,如果我们那样做,不高傲的话。我们发现,不是……

32

当有人告诉某人一件事,从圣经上我们看到那是对的,我们不是努力谦卑自己,说:“哦,我错了。请你赦免我。我不是有意……我不知道,所以我要停止那么做。”瞧,不是那样做,太多时候我们就像乌西雅一样做;他觉得他太伟大了,不能被叫下来,瞧,他是王。许多时候,我看见传道人也是那样,觉得他们太重要了,人不能告诉他们道和真理是什么。

“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我能指给你看神在哪里设立了神迹;呐,你不能告诉我神又在哪里把神迹收回去了,瞧?神设立了恩赐;你却永远都看不到神在哪里把它收回去了。瞧,它在圣经中。“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多久?“普天下,直到凡受造的都听见了,许多人都听见了。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瞧,我们不能替代别的东西。只要接受神所说的,就会没事,它会很好地运行。但只要我们试图采用自己的方式……
33

那就是以色列人犯最轻率错误的地方。恩典已经为他们提供了火柱、天使、祭物,拯救了他们,赐给他们一位先知,赐给他们火柱随着他们,带领先知行在路上。当他们到了《出埃及记》19章,当时他们用恩典交换了律法,他们做了他们所做的最轻率的事,瞧?但他们想要一些他们可以自己做的事。

我们就是这样的。我们必须有我们的博士学位。你若是没有,就不能进教会。就是这样。所以,我们必须查考这些事,找出它是不是属神的。
34

呐,我们发现,乌西雅高傲了,无论如何他都要那样做。他拿起香,走下去。祭司说什么没有任何两样,无论如何他要进去!那是违背圣经的。他那样做是不符合圣经的。

你或我模仿别人是不符合圣经的。没错。你是怎样就怎样,要做个好人,达成你的目的,这样别人就能看见你。如果你是个家庭主妇,就做一个真正的家庭主妇,瞧。如果你是丈夫,就做一个真正的丈夫,瞧。如果你是执事,就做一个真正的执事;或是个传道人,不管你是什么。但不要试图取代别人的位置。
当道在这点上叫你卑微时,不要……如果你觉得受了责备,那就悔改。就是这样,要改正。那是唯一要做的事。
35

但乌西雅不想那样做。当神照他的方式祝福了乌西雅以后,乌西雅觉得他好像不用那样做。他认为他要继续下去,无论如何要那样做,因为他觉得牢靠了。但当他还在……这也使他对那些把主的道告诉他的人有点发怒。

当他发怒时,不顾一切冲了进去,我们发现,他脸上出现了大麻风。他成了一个大麻风患者,一直到死。他再也没有去主的殿了。他死了,是个大麻风患者。当他看见了神的手之后,神怎么大大地恩待他,为他做了所做的事,然而那人死了,被隔绝了,是大麻风患者。
呐,我们也会那样做。我们看到许多的事,但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我们很牢靠了,神不会降审判在我们身上,瞧。明白吗?
36

记住,不要试图模仿别人。你是怎样,就怎样。如果神造你是个五旬节的,你就做一个真正五旬节的,你瞧。如果神……不要以它为耻。我不以成为一个人为耻;我不以成为一个美国人为耻;我不以成为一个传道人为耻;我不以我所传的福音为耻,因为……

我知道他们很多人认为我失去了理智。甚至我慈爱公义的老母亲,她几年前去世了。当我最初领受圣灵时,在我们家乡没有一个人知道圣灵的事。我只是一个年轻的当地浸信会传道人,大约二十来岁。但当我领受了圣灵时,我妈妈说:“那个孩子失去理智了。”瞧?但不管妈妈怎么想,我找到了那颗贵价的珠子。对妈妈来说,那看起来可能是像疯了,但对我却是真实的。瞧,它是真实的。它是我在神里面所找到的真实的东西。
37

因为,我小的时候,就一直相信这是神的道,它决不能改变。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改变,不能废去。”你不能以任何东西来替代它。它是怎么写的就是怎么样的,我们就该那样去相信它。不要加添任何东西,或从中删去任何东西。你知道,在《启示录》,经上说:“若有人加添一个字或从这本书上删去任何东西,(什么?)咒诅就要落在他身上。”所以,圣经怎么写的,就怎么持守住它,并像那样相信它,神必尊重这点。

38

呐,因着高傲自大,乌西雅被击打了。感觉到他是唯一的那个人,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别人不能阻止他。

不久前,我们有一个弟兄,我为他感到非常难过。好像每个人都开始不喜欢他。他们控告弟兄做了错事,报纸指控这事。但我开始想到那事,指控这人?我真的为他辩护,因为……我当然不同意他。但那个写了文章并刊登在杂志上的人,这人说了所有那些不同的话,做了那些事。
39

一天晚上,在明尼阿波利斯的聚会上,他们告诉我这杂志的作者在那里。那篇文章刚刚登在基督徒杂志上,所以我……那是基督徒文摘。所以我……他们,他们向我指出那人,说:“坐在那里的就是他。”他写了这篇文章,说这传道人写了一些东西,一本那个人没有写过的书。我知道这事。一位女士写了那本书,我知道这女士:《为魔鬼所咬》。

所以我说:“瞧,有一件事我想要说。呐,我可能不同意这传道人,但我想,如果这个专栏的编辑,如果他从未核对过他的稿子,就不要说这人写了这篇文章,我知道他没有写,瞧,我担心他就这位传道人所说的许多事都是错的。”然后我这样说:“我宁愿因着想要让某人得救而被发现是错的,也不愿试图拦阻某个努力让人得救的人。”是的。
我宁愿随时接替这人的位置,也不愿试图批评或拆毁别人正在建造的东西,即使他们犯了错或做错了事。所以我们必须留意,我们会在所做的事上影响别人。
40

当这个人患了这大麻风,当他心高气傲,这对那年轻先知来说是个很大的功课。他发现,这对他是个很大的功课,即神设立他的人在位置上,瞧?人不能设立自己。神设立他的人。神使你成为你该成为的样子,瞧?神设立他的人,人不可试图取代别人的位置。那对以赛亚来说是个功课,即他不可定睛在人的身上作榜样。他必须定睛在神身上。

呐,那是指我们。任何人,任何人都容易犯错误。他容易犯错误,因为他是人。他容易违背神的律法。他容易做很多的事,因为撒但试探他,他只是人。如果神抬起他的手,人就会跌倒。就是这样。
我听见人们说:“哦,撒但不能那么做。”
是的,你只要让神抬起他的手一次,留意会发生什么事。那是一个……我不停地祈求:“神啊,不要差遣他。求你可怜我;让他离开我,”你瞧,我需要神的怜悯。我们都需要那怜悯。
41

呐,我们发现,以赛亚,他过分依靠这位好王的膀臂,现在那膀臂被取去离开他了;王死了,死于大麻风,蒙了羞耻。呐,以赛亚,在那段期间里,王被高举了,瞧,他年轻的儿子要接续王位。我们发现,百姓陷入了可怕的不道德的状态。

当没有真正敬虔的领导时,百姓就会开始陷入不道德中。我认为那正是今天在我们国家的问题等等。我们需要敬虔的领导,树立榜样的人。
42

但神让以赛亚知道他不能注视人。所以,以赛亚,有一天,他想知道,他必定疲惫极了,因为他知道他有很大的责任,他去到圣殿祷告。呐,那是我们大家当做的一件好事。下去圣殿祷告。

我们注意到,当他在祭坛边祷告时,突然,作为先知,他进入了一个异象中。当他进入异象时,他抬头看见了神,这位王,高高地坐在他的宝座上,他的衣裳下垂,充满了那地方,你瞧。接着他看见了一个真正的榜样。他看见那位他能信任的,那位决不可能患大麻风的,那位永不失败的。换句话说,他在对以赛亚说:“瞧,你把希望放在某个人身上,失败了。你把你的……仰望这人作榜样,他失败了。现在要仰望这里,仰望我,我是永不犯错的神。”
我认为那正是我们今天作为他的仆人所该做的,应该仰望他。耶稣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必须仰望他,我们信心的创始成终者。
43

呐,我们发现,在这异象中,他看见神高高地坐在宝座上。接着他注意到另一件事。注意,在神周围,在神所在的圣殿里,是这些天上的撒拉弗。

如果你查考那个词,我想它在圣经中只使用过一次或两次。那不是基路伯,但仅次于基路伯。类似天使的东西,然而他不是天使,他是天使,是特别的一位。他们是什么,在圣经中是祭物的燃烧者。当然,祭物在那里,领进或引进……为罪人开了一条通往圣洁的路。这些撒拉弗燃烧所要求的祭物。他们去……那是他们的责任。
44

他们在那里,在殿里四处飞翔,以赛亚在异象中,整个圣殿满了烟云。他们在互相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圣哉!圣哉!圣哉!”哦,换句话说,“有一样东西不可能失败;那是你的榜样;那是你所要仰望的王。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

呐,我们发现那是六个翅膀的受造物。现在我们要查考他们有六个翅膀的原因。他们有,我们发现,他们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用两个翅膀飞翔。
45

呐,首先注意,这些受造物是在神的面前事奉。那是他们的责任,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当祭物摆在那里时,他们在神面前昼夜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

我要你们在这里注意一件事并思想。那些撒拉弗有两个翅膀遮脸。为什么他们要把两个翅膀遮在脸上?因为他们是在神面前。想一想,如果圣洁的天使在神面前都必须遮住脸,我们又该怎么样呢?两个翅膀遮脸,代表敬畏。
但今天我们发现没有了敬畏。你很难找到敬畏了。他们对神不尊重。他们站着唱:“神祝福美国,”脚站在吧台上。他们行事的方式太可怕。
46

今天,我去到一个地方,点了一块三明治。那个女士,不是对她作什么评论,但我以为她要死了。她看起来好像眼睛下面都溃疡了,她全身都是蓝色的。她只穿了一点衣服,跑过来说:“你要吃什么?”

我说:“请你给我来一块三明治和一杯脱脂奶,好吗?”
她说:“在东西里加一些波旁威士忌。”
我说:“不,夫人。你误会我了。”我说:“脱脂奶。”
她说:“哦,你不想喝点东西吗?”
我说:“我要脱脂奶。”
她说:“哦,你们大家,你不想……晚上我们供应这个那个。”
我说:“我是传道人。”
她说:“哦,我们的……哦,我们天主教的神甫来这里喝酒。”
我说:“我不是天主教的神甫,女士。我要,我要一杯脱脂奶。”这看起来震惊了那个妇人。她不知道那是什么,瞧?
47

世界已经陷入了如此境地。呐,如果神甫进来喝酒,会众就有权利喝酒;你的榜样在那里,瞧。哦,我们生活在何等的败坏中!我们需要一次清扫房屋,从讲台一直到……是的,是的,先生,我们当然需要。世界是何等败坏!

没有敬畏,没有尊重!今天的人们,他们不尊重神;他们没有敬畏;他们妄称主的名,说肮脏笑话。甚至传道人也那样做。你听到一个笑话,我猜那是没关系的。但我想传道人应该做公义和圣洁的榜样。就是这原因,我想或许我们到不了比现在更远的地方;我们没有,没有带着我们所当有的真诚上来这里。当你举止失常、继续下去时,你便失去了那份真诚,你知道。有一件关于它的事。
48

你必须记住:神每时都在注视着你。当你睡着时,他在注视你。呐,我认为人们做那些事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他们不知道神的同在,瞧。然而他在那里,不管你认为他在不在。你每看一下,你每做一个动作,他都看见了。他知道所有的一切。但我们应当意识到这点。

我们过去有一首短歌,当我最初来到五旬节派中间时,他们唱:
一路行走天路,你魂要真识悟,
有眼正在看你。
你所走每一步,这大眼睛醒着,
有眼正在看你。
瞧?你们记得这歌吗?[原注:会众说:“记得。”]呐,那是真的。
49

神的无所不在知道你在做什么,甚至是你的意念。有一次我在异象中,我正对站在我旁边的说话;他回答说:“你的意念在天上比你的声音在地上更大声。”他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可能说你做这个做那个,但是,你瞧,在你内心里,如果你想得不一样,你就是在做错事。你是怎样,就应该是怎样,瞧,内心。嘴巴应该把心里的东西讲出来,瞧?所以,我们发现人们没有意识到神的同在。

你知道,他们应当像大卫,这人是合神心意的人。他说:“耶和华常在我面前。”不管他去哪里,他记得神常在他面前。“他在我的右边,我便不致摇动,”[诗16:8]因为神在他的右边。
50

敬畏!我们应当互相尊敬,互相尊重,作为弟兄姐妹,彼此相爱,要有不死的爱。你说:“哦,我就是不能够。”瞧,只要在这里多呆一会儿,然后你也会喜欢人,你就会爱那些不爱你的人。那真是真正基督信仰的好迹象:你就能从心里爱那些不爱你的人;爱不可爱的人。

耶稣说:“你们若善待那些善待你们的人,瞧,就是税吏也这样行。”但是,瞧,你必须恩待那些不恩待你的人;善待那些对你作恶的人。要一直记住这点,把这个摆在你面前,因为神正在注视你。记住,当你恶待神的时候,他就善待你了。“你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基督就为你们死了。”
51

呐,我们发现,这些翅膀遮住他们的脸是因为他们在神面前敬畏。如果一位圣洁的撒拉弗都必须把自己的脸藏在特别的遮盖物后面,这位不知道罪、从未犯过罪的,然而在圣洁的神面前,他必须在神面前藏住自己圣洁的脸,在那日,一个伪君子要怎么做昵?在那日,退后者要怎么做呢?在那日,当你来的时候,不敬虔的人要怎么做呢?你必须要面对神。

只有一件事。你说:“但他从未给我造翅膀来遮我的脸。”但他流出了自己儿子的血,使你可以用来遮自己的脸。没错。那是他给人类预备的唯一的遮盖物,就是耶稣基督的血。
52

呐,第二,他们用两个翅膀遮脚,在他们的脚下。那代表谦卑。哦,今天,对许多人来说,有一个词已经丢失了。在神面前谦卑,在神面前谦卑自己。

我看见过圣灵进到屋里行事,准确地行了圣经说他要行的事,辨明,我看见人们起来走出去。我看见人们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坐着讲话,取笑,嘲笑它。
53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一个传道人带了他二十八个会众,都坐在那里。这是在阿肯色州的琼斯伯罗。

他们有一个得癫痫病的男孩,他得了癫痫。那是魔鬼,是个魔鬼。就是那样的。他们没有,医生不知道是什么引起的。那是一个……那是个魔鬼。他们把一个……用一个夹衣服的夹子……一块布包着夹子;当他发作时,他们就把夹子塞进男孩的嘴里,因为他会重重地咬自己的舌头。他们把男孩带上来,他就在台上发作了。当然,他们有一点兴奋了,他们要搞清楚一件事。当我们正要为男孩祷告时,我说:“请大家敬畏地低头好吗?”我为他祷告了,那灵不肯离开男孩。
我四处观看,看见一群人坐在一个地方。我说:“你们低头好吗?”我说:“你们必须顺从。”我说:“那是命令:’如果你让人相信你,并在祷告的时候真诚。’”我说:“你们低头好吗?”那人只是嘲笑我。
54

于是我转过身,但是这个灵不肯离开那男孩。呐,这里有几百个人,坐在那里的是今晚坐在这里的人数的五倍,是的,很多倍。他们声称那里有两万八千人。所以,那里,他们都……

于是我说:“我不愿那样做,先生。”他属于一个只是嘲笑神医治的宗派教会,不相信有那样的事。
于是我打量了一下;那个可怜的男孩,喉咙鼓出来了。他妈妈想要叫喊,她像那样哭喊。男孩想要吞咽,继续乱来。
我说:“天父,不要让这个无辜的男孩因那群犯罪的人受苦,瞧。”我说:“那是你的话,我真诚地告诉他们了。那么多的癫痫病患者在这里的聚会上得医治了。”我说:“不要让这个无辜的男孩受苦。他妈妈和爸爸带他来这里。我祈求怜悯。”
55

然后我转过身,说:“奉主耶稣的名,凭着信心,靠着全能神赐给我的使命,这个魔鬼不能拘禁这男孩。你不受限制,瞧。如果不顺从的人不顺从,那你有权去到他们那里,但是从这男孩身上出来。”

我看见二十八个人和他们的牧师得了癫痫,像那样在地板上滚来滚去。据我所知,他们至今还有癫痫,瞧。
呐,你瞧,你不可以不敬畏。你必须谦卑自己。你们有多少人在聚会中,见过类似的事发生在我的聚会中?正是,瞧,肯定的,是的,先生。
56

一次他们带了一个人来对我施催眠术。我猜你们许多人记得这事。他们带他去到军营,把士兵叫来,给他们施催眠术,使他们像狗一样叫。他们想嘲弄我。我在一个礼堂里,他们带了这人来。当祷告队列开始时,我感觉到在某个地方有邪灵。

你可以一直找出他们和那些疑惑的人。他们认为他们没有。是的,你能感觉到它。那是不同的。
接着,我能辨别出它在哪里,但我看不见那人在哪里。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了它,看见它是什么样的。我观察到那黑暗悬挂在他头上。我不想那样说,但转过身对着他,说:“魔鬼之子,”瞧,“为什么魔鬼放在你心里去做那事?因为他已经那样做了,”有声音在我里面说:“他们要把你从这里抬出去。”他仍然是瘫痪的,瞧?
一封又一封信:“去他那里!”
我说:“我所知道的唯一的事就是悔改。瞧,我从未那样做。那是你在神面前的不敬畏。”瞧?现在,你们不要那样做。我们……
57

我们已经到了这些时候,人们认为在神面前的这圣洁只是某种的愚弄或某种的……一群不知所谓的人,某种膜拜或帮派,或什么的。但让我向你们保证,弟兄!可能有很多愚弄。我不能说没有;我不能那么说。我只是一个人。我不是要审判。我只是要传道。但是有一位真实的圣灵,真实使徒的圣灵的大能。在外国,巫医等人站出来,那些魔鬼来挑战。哦,如果我们只是……继续告诉你们那些事,我就会在这里离题了。什么?圣灵,我从来没有一次看见他不这样做。他每次都会这样做。

现在注意,撒拉弗用两个翅膀遮脚表示谦卑。我们不想让自己弯腰。我们想要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58

我记得不久前在这里,我在一个小博物馆,他们分析了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人,他的身体在化学成分上价值多少。我相信,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人,他身体的化学成分值八毛四分钱。他有一些钙等等,一些石灰水只够喷洒一个鸡窝。那大概就是一个体重一百八十四磅,我是指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人只值八毛四分钱。

有两个年轻人站在那里,正看着这个。我站在他们身后,其中一个人说:“哦,约翰,总而言之,我们不值很多钱,是吗?”他说:“我猜我们不值得。”
我说:“哦,孩子们,那是真的,瞧,你在化学成分上不值很多钱;但你里面有一个魂,瞧,那魂值一百万个世界,瞧。”没错,瞧?
59

然而我们想照顾,我们对这八毛四感到骄傲,把它包在五百美元的貂皮大衣里,鼻子翘在空中,以为我们在做什么事。我不是要开玩笑。这不是要开玩笑。这个,这是在告诉你们我们是什么,瞧,我们,我们……

我们没有谦卑。我们不想,人们不想。有时候你穿着很好的去到教会里,他们就会欢迎你进去;如果你穿得不正确,他们就会看着你嚼舌头,你知道。这使得……他们不该那么做,还公开表明基督信仰。我认为那只是一个表白,而不是财产。因为我相信一个跟神的真正老式的经历会使一个穿无尾礼服的拥抱穿工作服的,说:“弟兄。”我真的相信这个。那是真的。一个穿印花布会拥抱穿丝绸的,说:“姐妹。”是的,先生。因为那不是衣服,不是人;而是基督,是他在里面,我们就会该谦卑自己。
60

呐,我们发现这点,这些天使或这些撒拉弗遮住脚。

摩西,当他在神面前,注意他站在那燃烧的荆棘里的火柱旁边,主说话了。任何人都知道那火柱是基督,他是立约的使者。“摩西离开埃及,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所以,那是立约的使者。当他显现在那燃烧的荆棘里,在摩西旁边,哦,是在摩西面前,有声音说:“把你的鞋子脱掉。”你的脚,瞧。“把你的鞋子脱掉,因为你所站的地是圣的。”摩西通过脱掉鞋子来谦卑自己。
61

那同样的火柱在保罗一天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向他显现了。

记住,耶稣,他在地上时,他们说,有一天他们说有……在《约翰福音》6章,他们在从泉源喝水,欢呼。耶稣说:“我是从那磐石流出的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你瞧,像那样。
他们无法相信这点。他们说:“嗯,这里!我们知道你被鬼附了,你疯了,”意思是癫狂了。“因为你还不到五十岁,还说你见过亚伯拉罕。”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是的,我是。”
62

呐,我们看到这点,耶稣说:“我从神那里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当这火柱成了肉身,神从父职那里出来,[原注:磁带空白。]子职,他进入这属性里。三个属性:父、子、圣灵。当神彰显在肉身时,他说:“我从神那里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他升上去了。

大数的扫罗,在他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被一道光击倒了。当他仆倒时,他抬头看,那个犹太人决不会称任何东西为“主”,如果那不是那火柱的话。他在那里看见了那光,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扫罗,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是耶稣。”瞧,又是火柱。
63

看看扫罗,在尘土中谦卑自己,瞧,在神面前。谦卑!或许脚被打断了,仰卧着,抬头看。

那火柱在那里运行时,他看见并认出了。作为当时伟大教师迦玛列门下的一位教师,他知道神以火柱的形式带领了他的百姓。那火,火柱,成了肉身,住在他们中间,为他们的罪钉了十字架,“我从神那里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他在这里,仍然是以主耶稣的名。
64

接着,我们在这里发现,以后,在那之前,施洗约翰,众先知中最伟大的。众先知都说到了弥赛亚要来;而约翰说:“这就是他。”他,约翰向世人介绍了他。约翰站在水里,他在施洗的时候,他说:“时候要到,每天常献的祭要从殿里除掉,将有一个人作祭物。”约翰确信他要看见弥赛亚。

你瞧,约翰被召时,他父亲是祭司。在那些日子,通常儿子接续父亲的班,东方仍是这样做的。通常他会成为一位祭司。但约翰从未去过学校;因为约翰从母腹生下来就被圣灵充满了。
65

伊利莎白怀了孕,胎儿在腹里没有生气。天使加百列造访了马利亚,告诉她说她那过了生育年纪的堂姐伊利莎白也怀孕了。马利亚跑上去见她;她藏了起来,很担心,因为胎儿六个月没有动,那是不正常的。她看见马利亚来了,就跑出去见她,拥抱她。她说,开始交谈。她说:“我知道她要作妈妈了。”她说:“是的,我也要作妈妈了。”

“哦,我想你和约瑟结婚了。”
“没有,没有。我们还没有结婚。”
“那你要做妈妈了?”
“是的。圣灵荫庇了我,说我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我要给他取名叫耶稣。”
正当“耶稣”这个词第一次从人的嘴唇说出来,一个里面从来没有生气的胎儿就在母腹里接受了生气,开始欢喜地跳跃。如果“耶稣基督”的名会给一个没有生气的胎儿带来生气,它对一个声称被圣灵充满的重生的教会又会做什么呢?瞧?
66

呐,这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他要宣告那要来的弥赛亚。《玛拉基书》3章说他要。“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

呐,如果他去了神学院,那里的一些传道人说:“呐,约翰,你是要宣告弥赛亚的。嗯,你知道这里的乔叔叔或吉姆教父,或一些人,你知道他有作为弥赛亚的一切资格。那是他,约翰。”呐,瞧,他就被人影响了。
他进入旷野,与神呆在一起。那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神学院。因为他的工作太重要了,不能让一些人来告诉他,带他去到大型社交事务上。瞧,他有一项工作,他要为某件事而被打造。约翰知道,当他出来传道时,弥赛亚那时已经在地上了。
67

那几个博士也一样肯定地知道,他们从巴比伦观看,见那三颗星排成一列,那就是弥赛亚已经在地上的迹象。就是这个原因,他们呼喊“那生下来要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教会却没有答案。他们今天也没有。有答案的是圣经;有答案的是神的道。没错。

我们发现,在这一切事上,约翰必须宣告弥赛亚。他有……他只有藉着一个迹象才知道那弥赛亚。他就是这样知道弥赛亚的。那是神能显明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借着一个符合圣经的迹象。他观察;他站在那里,说……
他们说:“你是弥赛亚吗?”
他说:“不是。我给他提鞋也不配。”他说:“但他是那位,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
68

哦,不要以为我兴奋了!我知道我是在哪里。是的,当我开始想到这点,感觉真是好,瞧,“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今晚我这样说。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就是被应许在末日要浇灌下来的伟大的圣灵。我一直看见他的迹象,我知道他是弥赛亚,因为他仍然行弥赛亚的迹象。

他就站在他们中间。约翰说:“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我不配提他的鞋,解他的鞋带。他是那位要用圣灵与火施洗的。”
有一天,从他们中间出来了一个普通人,走了出来。约翰抬头看,他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他抬头,看见了。他说:“我知道他,因为有一个迹象随着他。”注意这里,那是地上最伟大的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约翰……
69

我记得罗伊·戴维斯博士,他在宣教浸信会教会里按立了我,他说:“你知道在那里发生的事,比利,发生的事……”

约翰说:“我当受你的洗,为什么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呢?”注意约翰的谦卑。他说:“我当受你的洗,为什么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呢?”那是弥赛亚和他的先知,当时的关键人物,圣经里的关键人物,站在那里,彼此看着对方。约翰谦卑地说:“我当受你的洗,为什么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呢?”
耶稣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于是约翰许了他。
我记得戴维斯博士,他可能就坐在现场。戴维斯博士,不是要给你抹黑,但我……他说:“约翰,耶稣先给约翰施洗了,因为约翰没有受过洗。”又说:“然后约翰给耶稣施洗了。”我从来没有认为这说法是正确的。
所以一天,当圣灵在异象中就近我时,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那是约翰和耶稣,面对面站着,道所临到的先知。道临到了先知,阿们!他说:“你暂且许我;那是对的,暂且许我。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先知知道那是羔羊,羔羊必须在献上之前被洗净,阿们!于是约翰许了他。明白了吗?先知,道,道临到了他。
[原注:一个姐妹说方言。一个弟兄翻方言。]阿们!
70

先知约翰,道临到他的先知。道准确地临到了先知。“我们理当(’理当’意思就是’合宜’)尽诸般的义。”

哦,我可以离开这主题讲一会儿,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时候到了,有件事,我们必须尽诸般的义。我们知道该做什么。瞧,我们应该那样做,没错,要全心地相信。
71

注意,我们发现约翰在神面前谦卑自己。

事情就是,人们,我的弟兄姐妹,朋友们,要知道你的渺小,明白吗?不要以为你多么伟大。要知道你多么渺小。你是微小的。我们都是那样的。没有我们,神也能做;但没有神,我们就不能做。明白吗?我们,没有神我们就不能做,但没有我们神也能做。
72

神只是想要找到一个他能握在手里的人。他一直都想要那样做。你注意,在圣经中一路下来,当时神找到了一位以赛亚,当时神找到了一位耶利米;有一天神找到了参孙;但参孙把他的力气给了神,却把心给了大利拉。瞧,他……

你必须把你的一切都交给神;你的敬畏,你的尊敬,你所拥有的一切。只要什么也不是,只要看你多么渺小,那才是神要我们做的。那是真正的谦卑;那是这些撒拉弗在神面前的方式,你瞧,敬畏地用他们的翅膀遮脸,谦卑地遮脚。
73

第三,他们可以飞翔。他们用两个翅膀付诸行动。

神在这里指示他的先知,他预备了什么样的仆人,敬畏、谦卑和行动。瞧,那是神真正的仆人,这些仰望他的人。以赛亚正在仰望高傲、因骄傲跌倒的希西家。作为一个仆人,神的仆人在神面前敬畏、谦卑和行动。他的仆人,那正是他们应该穿戴的;敬畏、谦卑地穿戴,一直以父的事为念。是的,先生。敬畏、谦卑和行动。
74

就像我们那天晚上讲的井边的妇人。呐,她有一粒预定的种子躺在她心里,当那光一照到那里,她看到那是弥赛亚,没有多久她就投入行动了。她甚至忘了她手里拿的水罐。她很快地投入行动了。她必须告诉人们。她必须告诉别人,因为她确信她找到了弥赛亚。她跑进城,很快投入了行动,告诉人们。

75

彼得也是,他整夜打鱼,那天早上坐在岸上。耶稣借了他的船,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向人们传道。他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下网。”

瞧,彼得说:“我是个渔夫。我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和迹象是对的;我知道什么时候鱼在游动。我是在这里的湖边出生的。我整夜打鱼,连一条小鱼都没有打着。我什么也没打着。那里没有鱼。但依从你的话,”就是这样,“我就下网。”哦,你可能……
76

我们无法理解这些事,你也是。神是超过人所能理解的。你必须相信它,瞧。神不是借着知识被认识的,不是借着教育。他是借着信心被认识的,只有借着信心。

“依从你的话!我知道那里没有鱼。但依从你的话,如果你说:’下网,那里有鱼,’你会,信心会把鱼放在那里的。就是这样,我要下网。”
77

如果坐在这里的人病了,需要从神来的帮助,如果你说:“我经过了每个祷告队列,我做了一切,但依从你的话,我要下网。我现在来了,我要接受它。我相信我是在神面前。我……”认出来,带着谦卑、真诚和敬畏,下网。抓牢它,神那么说了,事情就会那样成就的!

78

我们发现,他是个渔夫,知道捕到满满的一船鱼意味着什么,他是个穷人,但当耶稣说“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时,他很快就投入行动了。他没有用很长的时间。他谦卑自己,俯伏在基督面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我实在不能留在你面前。”

以赛亚做了同样的事。他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人中间。”哦,他处在何等的情形中!
彼得说了同样的话,他谦卑自己,脸俯于地,求主离开他。耶稣说:“彼得,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他很快投入行动了。
79

一次,有一个瞎子,耶稣医治了他。没多久他便投入行动了。他投入行动了,到处传扬耶稣的名声。有人上来,说:“嗯,谁医治了你?”祭司问。他说,告诉那人谁医治了他。

他们先问了他的父母。那母亲说,瞧,他们害怕,因为若有人承认耶稣,嗯,人们就要把他们赶出会堂。他们又推给了他们可怜的儿子。他们说:“他成了人;问他吧。”
他说:“有个人,是拿撒勒人耶稣,医治了我。”
他说:“嗯,你该将赞美归给神!我们,我们是。我们对这个拿撒勒人耶稣一无所知。他是个罪人。不要将赞美归给他,要将赞美都归给神。呐,我们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80

瞧,这个瞎眼的人有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扔给了他们。他说:“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你们都是今天属灵的领袖,这人开了我的瞎眼,我生来是瞎眼的,然而你们却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瞧,那真是一件怪事。”

我能说同样的话吗?这位神应许了要在末日临到他的教会,他们却没有答案。领受的人就有了答案。
他说:“他是罪人不是,我无法那样说。但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
从前我是罪人;我靠神的恩典得救了。我知道有件事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有件事发生了。你可以称它“圣滚轮”,或你想怎么称它就怎么称它,但三十多年前神救了我。一直以来都越来越好,我享受着它。
有人说:“你疯了。”
我说:“瞧,那就由我去吧。我这样比那样更好,所以,就让我照现在这样呆着吧。我这样觉得更好,做得更好。我能做得更多。”是的,先生。
他马上投入行动了。是的,先生,他到处传扬耶稣的名声。
81

人们在五旬节,当他们一看到神持守他的应许!耶稣说:“看哪,我要赐下应许,”经文,“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但你们要等候,”就是等待,“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不是第一个祷告队列,不是第一次经过,而是呆在那里,直到它发生,瞧。“直到,”不是一天、两天或十天,“直到它发生。”一直呆到!
当他们被圣灵充满了,他们很快就投入行动了;冲到街上,尖叫,跳舞,举止像醉酒的人,说方言,何等的失常!他们很快行动了;当他们一谦卑自己,进去关上门,等候神的道。
82

哦,我们所看见的,朋友们,(我知道时间迟了,我不想久留你们。)但是,瞧,我们在最近几年所看见的,应当使我们每个人付诸行动。这应当使我们付诸行动。什么?首先,使我们敬畏、谦卑和行动。看到一个失丧的世界,爱在我们心里燃烧,尽我们最大努力。看到神的迹象……据我所知,一直到教会在火从天上降下来之前所要领受的最后迹象。从前在旷野被看见的同一个火柱,击倒圣徒保罗的同一个火柱,就是让它的照片被拍下来的同一个火柱,正在这里行在那里所行的同样的事,同一位弥赛亚。

如果你把南瓜的生命注入到西瓜藤里,它就会结出南瓜。如果你把葡萄藤的生命注入到梨树里,它就会结葡萄,因为那是在它里面的生命。
83

如果我们看见和知道的这事,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知道它,科学在到处对它作见证,照片被拍下来了。它现在就在这里。那是真的,太真实了。它现在就在这里!如果它没有结出它在基督耶稣这个人里面同样的生命,如果它在教会里没有行同样的事,那它就是错的。但如果它结出同样的生命,它就必须是带领以色列的同一个火柱。它正在带领我们去应许之地。“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这是耶稣给我们的应许,圣灵会带我们去到那里。我们看到它完全被印证了,神的道被彰显出来了。瘸子行走;聋子听见;瞎子看见;死人复活;人心的意念无法隐藏;它被说出来了,正是主所行过的事。那是什么,是某个人吗?那是弥赛亚!那是弥赛亚,神,圣灵,同一位。那应当使……

84

五旬节派教会,不是试图去批评它,而是应当在各处行动起来,带着谦卑和爱,竭力把它显给失丧和垂死的人看。我们应该尊重它;我们应该爱他。谦卑自己,使自己敬畏,行动起来,像这些撒拉弗一样,带着敬畏和谦卑。清楚地印证了,在末日向我们应许了,它在这里!我们看见它了。耶稣这么说了,说它要发生。它在这里,就在世界要焚烧之前。他再来的那个迹象证明主的再来现在近了。可能随时都会来到。此时我看不到有任何事能拦阻教会的被提。

瞧,印记,兽的印记是另一面,记住。瞧,离道反教,已经作为教会溜进来了。呐,等一下,我,我可能说了一件事。我是那样看的,瞧,注意。
85

它逐字逐句地应验了;这应该使我们付诸行动。绝对没错。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地把每一个失丧的灵魂都带进神的国。因为,有朝一日,你要去带他们,却没有用了。门要被关上,就再也没有人了。哦,他们可能在精神上激动,兴奋,叫喊,跳上跳下,宣称这个,你知道。但当睡着的童女去买油时,她从来没有得到油。你曾看见一个时候吗,在末日的整个历史中,曾经有哪个时候长老会、路德派等等想要来就五旬节的信息?耶稣说了什么?“他们去买油的时候,就是新郎进来的时候,”聪明的童女进去了。而他们却没有得到油;他们没有得到油。就是这样。按照圣经是这样的。

你瞧,这些迹象、其它这些事,一切都在各就各位,等候主的再来。
86

第七更,主来了。一些人在第一更、第二更、第三更、第四更、第五更睡着了。但在第七更,传来了一个喊声:“看哪,新郎来了!”第七个教会时代,就是这一更,是警醒的时代。这是老底嘉教会时代,在教会时代的末了,阿们!哦,那是……主的圣徒啊,为什么你们不醒来,末了临近了,为什么还拖拖拉拉呢?

但记住,老底嘉时代的教会要变得不冷不热。主说:“因为你说你富足了,发了财;却不知道你是赤身、瞎眼、贫穷、可怜的,却不知道。我要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我们在一切事的尽头了,历史的尽头,文明的尽头。你可以看到。看看街上。
87

我刚才在跟出租车司机交谈,他带我过来。他说:“瞧,当我看到这附近有个人举止健全,我唯一能辨别的方式是,我知道他是外地人。”瞧?呐,那是你们的一个出租车司机那样说的,说他们……

不但是在这里,而且是在各地。万物的结局;人多么残忍,他们所做的各种各样的恶事。世界被歪曲了。看看街上。只要看一看,哦,到处!不但是在美国,到处都是。这是一个……这是一个现代的所多玛。
除了被焚烧,没有任何东西剩下了。就是这样,它要被扫除。神必做这事。他的律法要求这样。世界必须被那样处理。当一株玉米秆的生命活完了,它就必须被毁掉。当一朵花的生命活完了,它就必须死去。文明的时间已经过完了;教会时代已经过完了;宗派已经过完了。
88

这是联合的时候。有一个联合国,联合的教会,联合的努力。那是什么的迹象?基督和他的教会也在联合。事情就是这样。这些都是影子和预表。一切都想要被联合在一起,所以那是个迹象。基督就要跟他的新妇联合,一场婚宴要在空中举行,所以,当我们看到他再来的迹象近了,这应当使教会付诸行动。哦!这一切事对我们来说都是迹象,到处都是。哦,我们应该行动起来!

89

我们,就像古时的先知以赛亚,我们看到自高的人结局如何。我们看到,这些兴起的组织说:“哦,因为你不属于我们,你就不在其中,”我们看他们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失去了什么?就像他们被有罪的大麻风和不信所折磨,他们失去了在神话语上的立场。一些人试图,他们交换,失去了在道上的立场,把它跟信条交换。他们自己得到了什么?一堆的麻风病人。没错。

90

就像古时的乌西雅,试图取代受膏的职分,只有博士学位什么的。神寻找的不是博士学位;他寻找的是谦卑的心,相信他的人。但我们把人教育成为主教等等、红衣主教和别的,教育他们足以用世界的教育来担任一项神圣的职务。我们需要圣灵的洗来接受那个职分。圣灵是我们的师傅。他是那位在我们中间显明自己的,是末世时代的迹象。但我们就像希西家一样,高傲,他们认为他们能取代他们的位置。

91

看看异象的影响对先知做了什么。呐,他是先知;他是主的道要临到的器皿。他被拣选,生为先知;最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被锯锯成了碎片。但我们发现,这位伟大的先知,当他看见这个从天上来的异象,看见了次序,神是如何预备他的人,瞧,它促使先知承认自己是个罪人。

我们却想要那么伟大,穿某种大翻领的衣服,某种的衣服,你知道,使我们看起来那么圣洁和敬畏。我们并没有圣洁。我们不可能圣洁;圣洁是属于神的,瞧?当然。不是一个圣教会,不是一座圣山,而是一位圣洁的神。没错。不是圣人,而是圣洁的神!是神在百姓里。彼得提到变象山是“圣山”,指的是圣洁的神在山上。现在看看它,瞧。但那是一位圣洁的神在那里,神的同在使它圣洁。
现在是神的同在在我们中间带来圣洁,不是我的圣洁,不是你的圣洁,而是他的圣洁。他的同在带来了圣洁。我们应当谦卑自己,以敬畏、谦卑遮住我们,说:“主耶稣,求你接受我进入你的国。”他的圣洁,不是我们的。圣灵!
92

先知认罪了,促使他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人。”一位先知。神啊,我们需要另一个像那样的异象。当时,他在那里看见,看到神的洁净大能。

呐,留意神是怎么行事的。他差遣一位撒拉弗拿了火剪,从坛上取了一块红炭,拿在手里,过来把以赛亚的头按到后面,沾了他的嘴,说:“你的罪孽除掉了。”
接着以赛亚学到了另一个功课。我可以把这点插进来讲。可能不是很恰当,但我相信是这样的。你注意到了吗?神用火洁净他的先知,不是用神学或某种的书籍,瞧?神用火洁净他的子民,圣灵和火;不是借着宣布信条或你所要学的书什么的,一堆祷告词等等。神用坛上的火洁净他们。神是那样按次序设立他的。是的,是的,先生。神起初就是这样洁净他的先知的,当一百二十个人在楼上时,圣灵降下来,火舌落在他们头上。他们被洁净了,准备事奉了。神是那样洁净的。不是借着学习,得到文学学士、神学博士或哲学博士,而是得到从天上来的圣灵,把谎言从你嘴里除掉,从你身上除掉世俗,把那东西、世界的渣滓烧掉,把神的同在放在那里,借着那人活出来。神用来洁净他教会的就是圣火。以赛亚学到了这点。我们也应当学到这点,即神不是借着知识洁净人的;他借着火洁净人。
93

你看到他是如何按次序设立一位先知的。呐,他洁净以赛亚的嘴,除掉他的罪孽。当他认罪了,他谦卑自己,当他看见神的面,他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人。”

你们听得懂我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们做什么,我们此时知道什么?我们是在神的面前。没错。我们此时正坐着。我们无法理解它,但我们现在是在神的面前,看见神。你相信他在这里吗?[“阿们!”]当然,他在这里,我们……[原注:磁带空白。]
94

我是你们的弟兄。但主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那是他说的话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如果他在这里,他的灵在这里。就是这个使他在这里。如果我们能完全投降,除掉我们自己的意念。就像这麦克风没有意念一样,另一个声音就能通过它说话。就是这样。如果我们能倒空自己。秘密就在那里,要除掉你自己!然后神把……除掉你自己的意念,除掉你自己的方式,然后让神运行。如果他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这点吗?[“阿们!”]你此时相信他,看它是不是那样。

95

我一直留意着坐在这里的这个人,就在我前面这里。你没有祷告卡。你,如果神告诉我你坐在那里的目的,你相信吗?是属灵的问题,你整个人绷得紧紧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好的,都过去了。接受这道,和我所说的话,都过去了。

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坐在那后面、正看着他的那黑人女士,有心脏病。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肯定的。你信吗?[原注:姐妹说:“阿们!”]好的,你可以得着你的医治。
你们相信主昨日今日是一样的吗?
96

那个人,那个举着手的白人,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神的仆人吗?我不认识你;你跟我是陌生人。你有祷告卡或什么东西吗?你只是一个坐在这里的人。好的,先生,你的喉咙里有肿瘤。没错,对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全心地相信我吗?你有另一个问题,你心里有负担。是关于一个女孩,你的孙女。她的一只手不好。没错。那是真的吗?有一个良好的接触。等一下,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康涅狄格州来的;你姓威尔逊,名字叫阿尔特,阿尔特·威尔逊。绝对没错,那是真的吗?

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是的!
有一个女士坐在后面这里,黑人女士,看上去穿着一件类似黄色的大衣,是的,黄绿色。她正在祷告;有祷告卡吗?[原注:姐妹说:“不需要任何东西!”]你没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是个完全陌生的人。我们是两个种族的人。你,但你正在祷告。是你。是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问题吗?你有肿瘤。没错。你心里也有事情。你正在祷告。是一个朋友,得了肾病。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好的。现在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
97

我挑战你们的信心。这是什么?当先知看到他是在神的面前时,他谦卑自己。瞧,他先谦卑自己,然后火洁净了他。火洁净他之后,就成了一个被洁净的以赛亚。当他听见神的声音说“谁肯为我们去呢”时,他投入了行动,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哦!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主,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阿们!那是洁净的以赛亚的呼召,圣灵洁净他以后。他不需要任何神学院的经历;他不需要任何书本的经历;他已经被神的火洁净了,被呼召进入行动中。是怎么回事?当他看见神在行动中时,他就投入了行动。
98

我们看到神在行动中。这是教会投入行动、成为神是什么样子的楷模的时候。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多少人现在想要承认你一切的过错等等,说:“神啊,洁净我”呢?

求你医治这年轻人。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
让我们起立。我要在这里停住,时间迟了。现在要全心相信!
我要你们低头。记住,以赛亚看见了神以后!它又在这里了,阿们!任何事都能发生。任何事都能发生。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主,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我主,请说!(现在举起手。)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罪恶羞耻,万人沉沦灭亡;(看看街上。)听那悲哀痛苦的喊叫;
赶快,弟兄,赶快去救他们;快快回答,“主,我在这里。”
我主,请说!(真是那个意思。)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99

当我们哼歌时,让我们把手按在我们的心上;做出你的承认,说:“主啊,我是嘴唇不洁的男人,我是嘴唇不洁的女人。”让我们有一个真正的认罪;我们就必有一个真正的复兴。先被洁净。注意,先知必须先被洁净。火沾了他;然后他行动了。“主啊,赐给我一颗火热的心;把我还没有得到的东西放在我里面,主啊,把你的爱和火放在我里面,然后差遣我。”现在做出你的承认,全心地相信神。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主,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100

“请说。”现在让神对你的心说话;在神面前真正地谦卑、甜美和敬畏。每个罪人,每个圣徒,这是给我们所有人的;这是给我的;这是给所有人的。这是主的同在,他在这里行他说他要行的事。这是他说我们会得到的迹象,他在这里。当音乐还在甜美地弹奏时,让我们承认我们的过错。“总之,我什么也不是,主啊,请对我的心说话。主啊,先洁净我。差遣圣灵来洁净我。我知道我在你面前。当以赛亚看见你时,我看见你在运行。这地方不是满了烟云,而是满了光,满了荣耀。”

主神啊,天地的创造者,当这个在我们的心里时,我们看见那些高傲的人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是我们的鉴戒。我们看到谦卑和祷告对得救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天父,现在我为这群会众和我自己祈求。主啊,从我身上除掉任何不像你的东西。我,我想要你活在我里面,主啊;我想要你的灵居首位;我想要你完全活在我里面,使我不再是自己,使我在你里面行走、说话和生活。主啊,求你应允。我在这里。主啊,求你洁净我,洁净这个教会,洁净我们所有的人;除掉疾病,除掉罪恶,除掉不信,除掉疑惑,把这一切都除掉。让圣灵现在拿着祭坛上的火炭过来,五旬节新的火花,洁净在这里的每一颗心。主啊,请接纳我们。我们是你的。我们相信你。父啊,求你应允。
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101

所有此时想要的、愿意的、已经把生命重新奉献给基督的和想要在神面前奉献自己的!

如果我开始说出我所看见的,我……我相信此时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份。我知道你们。你知道,作为基督的一个仆人,若不是它在到处,我就不会站在这里那样说话。你们此时处在一个开始新的五旬节运动的情形中。这确实是真的,朋友们。
只要谦卑你自己。遮住你的脸;遮住你的脚;更加亲近主。低头做出你的承认,并且相信。你们想那么做吗?如果你想,请举起手,我们要唱歌:“我主,请说。”
我主,请说!(现在祷告)我主,请说!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