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028 赦免

1

让我们仍然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现在让我们低头。

我们的天父,我们认为,能站在这些得救的人中间,来唱这首荣耀的教会的老歌,“主啊,我相信,”这真是个极大的荣幸。看到我们先祖的信心仍然活在神历代儿女的心里,正如这首歌所告诉我们的,我们正走在去迦南地的路上。父啊,我们祈求,今晚如果这里有人还没有做出那个决定,还没有去到一个地步,让他们只相信神的道,那我祈求今晚就让他们做出那个最后的决定,接受基督作救主,并被圣灵充满。
我们为这群被称为全福音商人的人群而感谢你,他们为公义而站稳。我们很高兴地知道,在我们的土地上,在商业的世界里,还有人花时间来事奉你,去告诉其他人,付上金钱和时间来帮助其他在路上的神国的公民。
2

我们为今晚在这里的传道人弟兄们而感谢你,这些人手中握着火把,要向这个黑暗的世界,向永生神的教会的每一个成员,向那些新进来的,显明有一条通往荣耀的路。现在当我们努力要打开这永生神的道时,我们祈求你照着我们所需要的把它掰开给会众。当今晚的聚会结束,我们回到家时,愿有新生的婴孩加给神的国。主啊,今晚这里或许有人病得很厉害,需要至大医生的触摸。愿他们今晚能得着它。主啊,求你应允。我们谦卑地将赞美归给你。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请坐。
3

我生命里其中一个最伟大的时刻,就是当我去站在人们面前谈论我生命的喜乐—耶稣基督的时候,以及他对我的意义,然后有幸能跟其他从未拥有这喜乐的人分享这喜乐。那天我在讲……我过去是个小伙子传道人。今年是我事工中的第三十三年。我过去靠着小伙子传道人的名声而活。但现在,我已经越过了那个时间,现在我成了个老传道人了。

但正如歌词说的,主每天都是,“主比前一天更加甜美。”我已经开始跨过“路走了一半”的标记,面朝日落,基督对我一天比一天意味着更多。当我有这份荣幸站在商人和妇女团体面前时,跟他们谈论一些对他们来说比世界任何事都更有意义的事,那就是永生。我想不出在我能想到的东西中,还有什么能比永生更伟大的了。
4

当你年轻时,你开始思想,哦,男孩,你会玩陀螺,小女孩会剪纸娃娃。过不久,你得受教育了。然后是你要娶棕色的还是蓝色眼睛的女孩呢?以后房子要付款,孩子要受教育,你又到了哪里呢?

但我很高兴当这一切都结束后,有一些真实的东西。这时你就进入了一样比这些事都更有意义的东西里。当然,那些事也是必要的。对我们孩子的父母,我们的家庭,还有孩子的教育等等来说,那些事确实是必要的。但即便如此,这一切都是会灭亡的。肯定是的。但永生,是我所知道的最伟大的事。当我还是个年轻小伙子时,它就使我满足了。现在当我是个中年人时,它仍使我满足。我确信,当我的生命落下帷幕的时候,我会很高兴去迎见那位我一生都为他而活的主。
5

呐,对托尼弟兄,这个分会的主席,我很高兴今晚与卡尔·威廉斯弟兄、其他分会的主管或代表以及你们所有在我们中间的来访者,在这里同他团契,我们很高兴来到这里。

一次我正在讲道,我相信是在阿肯色州小石城的罗宾逊纪念馆礼堂。有一个多年拄着拐杖,坐在街上卖铅笔的人得了医治。他可以……哦,他四肢扭曲,瘫痪了,来回……人们为他感到很难过。一天晚上,他来聚会。他拿到了一张祷告卡,进了队列,并得了医治。
6

第二天他就把拐杖背在背上,在街上到处走,作见证。我想要讲话。不久他站了起来,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说:“我有点糊涂了。”他说:“当我听你讲道时,”他说:“我以为你是拿撒勒派的。”他就是。他说:“但后来我看见周围有很多五旬节派的。”他说:“有人说你是五旬节派的。我又听你说你是浸信会的或是在浸信会教会被按立的。我全都搞乱套了。你到底是什么?”

我说:“哦,那很容易。我是五旬节拿撒勒浸信会的。”那全都是。
7

几年前当我来到五旬节派信徒中间时,是主差遣我去的,他命令我要为他生病的儿女祷告。我自己当时所在的宗派教会不怎么相信为病人祷告或神的医治。这对他们是陌生的。他们告诉我:我会成为一个圣滚轮的。哦,或许我已经成了一个圣滚轮。我不知道,但不管我是什么,我很快乐。有人说我失去了理智。我说:“那就由我去吧,因为我这样比我那样更快乐。”但这样让我觉得很好。那是说不出来的喜乐。

但当我来到五旬节派信徒中间时,我以为他们只有一群人。后来才发现,他们分出了许多组织,跟我所脱离出来的浸信会几乎一样多。我不会站在任何组织一边的。我竭力要站在他们所有人中间,说:“我们是弟兄。”瞧?从那之后,这一直都是我的态度:要看到永生神的伟大教会在信心、祷告和努力上联在一起。
8

后来当全福音商人建立起他们的组织架构时,因为他们不是一个组织,他们只是一个组织架构。它接受所有的组织。它给了我一个地方,他们把我放在他们的翅膀下。我很感激有这机会为基督徒商人讲道,因为我能同时在所有的组织中表达我的信仰。这对我是一件大事。如果我属于一个组织的话,那就是全福音基督徒商人团契。

现在正在非洲那么做,我们很快要去那里,下去南非,主在那里给了我们……我想主给我们的最大的一场聚会就是在南非,我们在一天下午的聚会上就看见三万个土著人接受了基督作救主。他们登记了三万个。
第二天早上,德班市长西德尼·史密斯打电话给我(他也参加了聚会,我们有将近二十万人在体育场,或说是赛马场),他说:“走到窗户边,往窗外看。”来了七辆大卡车(那些几乎跟这个房间一样长的英国大卡车),装满了拐杖、轮椅和人们前一天躺在上面的东西。他们走在卡车后面,唱着歌,手举在空中,唱着刚才你们所唱的歌:“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
9

我在心里说:“主啊,这对我将是一个纪念日。”几天……我在那里只有三天。那正是我现在要再返回去的地方。在那里三天,我真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事。这只是因为主在讲台上行了一件神迹:让一个像狗一样用手脚走路的男孩恢复了理智,在众人面前使他伸直了。前一天,那些人必须要用栅栏分开,因为他们有部落战争。但现在他们和平了,彼此手挽手走路,唱着:“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

我告诉你,这古老的伟大福音,虽然简单,但只要你在基督复活的简易中传讲,它就从来没有失去过能力。而且它每天都对我变得越来越亲密了。
10

如果你今晚是个商人,你还没有进入任何商人团契,让我推荐这个全福音商人团契。你用不着属于任何教会,或你即使在那个教会里,那也完全没关系。它有一个“全福音商人团契”的头衔,但用不着是一个全福音的人才能这么做。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长老会,甚至天主教神甫,不管是谁。

你知道,我相信雅各挖了一口井,非利士人却把他从井边赶走了。我相信他叫井为“恶毒”什么的。他又挖了一口井,他们又赶他离开了那口井。他称那井为“相争”。他挖了第三口井,他说:“这下我们大家都有地方了。”所以我想,事情就是这样的,在这里我们大家都有地方。我们很高兴你们能来图森这里,进来跟我们一起团契。
11

不要忘了凤凰城的聚会。我知道我们不应该在台上做广告,因为我们已经把这点当作了一个政策。但既然这是跟全福音商人团契有关系的,在这个十二月,[原注:有人说:“一月。”]哦,是一月[19到23日]19日到23日在拉马达旅馆的聚会之前,我要为病人祷告,讲四个晚上的道。我在19日开始,对吗?[“是的。”]我在19日开始。接着我有四天的聚会。

对你们图森的人,下个星期天晚上我要在格兰威的阿诺德·麦克弟兄的神召会教会为病人祷告。如果有人病了,想要来的话,那我下个星期天晚上,若主愿意,我将在那里讲道,为病人祷告。
12

呐,愿神的祝福降在你们身上。如果你有圣经,我想快点转向这道,因为我知道你们许多人明天要工作。今晚我想要从一处经文来跟你们讲,我想从《罗马书》读,《罗马书》第8章。我们要从28节开始,往下一直读到32节,《罗马书》8:28。

28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29因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30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31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32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
13

愿主在我们所读的他的道上加添祝福。现在我想讲讲“赦免”这个主题。今晚圣经在这里说,神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我们。哦,我们当然无法讲完所有的东西,但我们要拿神所赐给我们的一样东西来讲,那就是赦免。我认为“被赦免”这个词,是一个荣耀的词。因为我们都犯了罪。我们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神藉着他的儿子赦免了我们所犯的这个过犯和罪孽。

14

“赦免”,让我想起了我曾读过的一个故事,我相信是在美国革命战争时期,有一个人,一个士兵,步兵,做了一件事。法庭判定他有罪,他被判处枪决。我相信是在战斗的时候逃离了他的岗位。他要被行刑队处死。

有个人为这人感到非常难过,以至最后他到了伟大的林肯总统那里。林肯是个基督徒绅士。他们说,当这个信使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马车上。他跪下去,说:“美国总统林肯先生,尊敬的阁下,”他说:“我请求你怜悯,知道你是个基督徒,知道你心里同情那些疲乏的人。”他说:“我的朋友在他驻扎的地方站岗,但当枪炮响起的时候,他害怕了,逃离了岗位。林肯先生,他不是有意要这样做的。他是一个好人。从今天起一个星期后,他就会被行刑队处死。没有别的办法能救他,除非你签名赦免他。”
15

林肯先生眼含泪水,从他的公文包里抽出了一张纸,在上面写道:“我,亚伯拉罕·林肯,赦免某某人,让他免于一死。”并在上面签了他的名字。

这人向总统送上了神的祝福,就返回到监牢,对他的朋友说:“我拿到了你的赦免。”他把赦免令抽了出来,是写在一张纸上的,给他看。
而那人说:“不要嘲笑我。我都快死了,你还搞这种把戏!我不相信。我就是无法相信。不会是这样的。任何人都能签他的名字是亚伯拉罕·林肯。”
他说:“但这是总统的签名。你被赦免了。”
这人却转身离去了。这人就被行刑队处死了。
于是就有了……从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得到了释放令,释放这个人,然而他们却枪毙了他。所以这事上诉到了联邦法院,得出了决定:“除非赦免被当作一个赦免而接受了,否则就不是赦免。”
16

所以,今晚我读到神把万物都赐给了我们,他把赦免赐给我们,对那些想要接受神的道作赦免的人是赦免。但它只是,如果我们只是读到了,那并不表示你被赦免了。它指的是你已经接受了它作你的赦免,即神赐下他的儿子替你死了,这时才是赦免。

我们想要在这点上讲的是从罪里得释放。从神而来的赦免就是从罪里得释放,不是因着某种心理学的教义而回转,它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给你一个什么小的感觉,说你已经通过加入教会或接受某个信条做了正确的事,而是因着各各他的能力使你从罪里得了释放。某个东西已经释放了你。再也没有罪了。圣经说,我相信是在《罗马书》5:1,“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
17

一个人,男人或女人,当他从罪里得释放了,他们心里就不再有欲望去随从世界上的事了。他已经被特赦了,在基督耶稣里成了新造的人。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上头的事上,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他被特赦了。他用不着某个祭司告诉他,或某个传道人告诉他。在他心里,他知道他被赦免了,因为他已经在神藉着耶稣基督所赐给他的根基上接受了这个赦免。从罪里得自由是一种何等的感受啊!

18

有人告诉我,许多年前,为了南方的奴隶而签署了释奴宣言,奴隶得自由的指定时间是在某个早上的日出时刻。他们都从种植园跑出去。许多年轻人爬上山顶,因为他们能先看见太阳升起来,然后是老人,在下面一点,最后是在底下的妇人和小孩。他们在黎明前等了很久,因为奴隶的枷锁和艰苦的磨难已经在他们的生命中烙下了痛苦的记号,他们盼望着他们知道自己得释放的那一天。释奴宣言说:“在某一天日出的时候,他们就自由了。”他们盼望看见太阳升起的那个时刻,是如此的渴望,以至他们爬上了山。

哦,巴不得今晚罪人也能那样渴望知道你得了赦免。你接受耶稣基督作你救主的那个时刻就得赦免了。那时你就得赦免了。
他们说年轻人等候着。太阳一开始在东方照耀,他们就向老人大喊:“我们自由了,”老人向下面的妇人和小孩大喊:“我们自由了;我们自由了。”因为太阳升起来了。
19

哦,当人出卖给了罪,当神的儿子那天早上从坟墓里起来叫我们称义,我想应该有一个呼喊声响彻全国,“我们脱离了罪恶和羞耻,因着各各他的纽带而得了特赦。”没有比这更大的东西可以赐给人类了。

当人在伊甸园犯罪时,他就越过了大鸿沟,把自己与永恒者隔绝了。那个时候人与神都是永恒的。他没有疾病、痛苦、死亡。人被造不是为着死的。阴间不是为人而造的,阴间是为魔鬼和魔鬼的使者而造的,不是为人而造的,因为他们被造在地上是要做神的儿女。但当人犯罪,跨过了正确与错误的分界线时,他便与神隔绝了,没有回归的路了。他完全失丧了。他不能再回去了,因为他犯了罪。
但神本着丰富的怜悯,接受了一个替代物。因为他说了:“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神是公平的,他的圣洁要求死亡,因为那是他的道。他必须持守他的道,才能是神。
20

神如此地爱人类,然而却不得不看到他们与自己,他的孩子们与自己在伊甸园里的团契断绝了,他一直处在那种伤心的境况,因为他的道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那么我们可以倚靠这点,即不管神说什么,都是真的。它必须成就。神不能收回他的道,因为他是无限的,他是永恒的。他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永远的决定。他用不着因为学到了更多东西而收回它。他一开始就是无限的。所以,当神说了什么事,就一定是完全的,不可能被改变,因为那是完全的决定。
神怎样在接受他决定的臣民身上行事,他就得在接受他决定的每个臣民身上永远同样行事。所以,如果他预备了一个方式让人得救,他所预备的第一个方式就永远是同样的方式。如果神应许说医治病人要基于信心的相信,它就永远是那样的。神不能收回它。瞧?神必须保持同样的方式。
21

呐,神在伊甸园里为人接受了一个替代,那就是流血祭物的方式。必须要血来付上代价。它永远都是一样的。从来没有其它任何方式或别的东西能代替这点。它是血。神能接受他孩子回去的唯一方式就是藉着这个流血的替代物。别的代价都不能付清。没有别的东西能做到。神的第一个决定永远是完全的,是永恒的。我们知道那是真的,因为神不能说谎,他不能收回他的道。从那个时候起,那就是神跟人团契的唯一方式和唯一场所。这主题是……

22

“死亡”这个词的意思是“隔绝”。当我们在这边死时,并不表示……我们肉体的死并不表示我们死了。耶稣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呐,这里所讲的死是与神的面隔绝。但我们在这里必须经历的肉体的死,还不是死。我们仍是在神的面前。我们从这个地方搬到了离他更近的地方,在他的面前。我们在这里所说的死,并不是死。

你记得,耶稣对已经死了的女孩即睚鲁的女儿,说:“她不是死了,是睡着了。”
他们就嗤笑耶稣。知道女孩死了,那是他们的术语:她死了。
但耶稣说:“她睡着了。”耶稣去叫醒她,她就活过来了。
23

呐,从亚当到现在,人一直都想为自己制造替代物。人尽自己的全力,要做一些比神当时所做的更好一点的事。那就是人的本性。人总是想改善事情,使它不一样。他想把自己的想法注入到神的计划中。那就是为什么今晚我们被分开,全世界的基督徒们都被栅栏,被宗派的栅栏分开了。我们……造成这样,是因为人把自己的想法注入到了神的计划中。从亚当到现在,正如我说过的,一直是那样的。

亚当在伊甸园里表达了人的思想,当时他为自己编了无花果树叶的裙子来面对神。那是他自己做的事。从无花果树叶,他又尝试了教育、权力、城市、偶像、文明和宗派。但事情还是一样;神只在血的下面接受他的臣民。就是这样。
24

教育彻底失败了。我们受的教育越多,彼此就越远离。宗派彻底失败了。我们画出界线和篱笆,每个人都想要让那个宗派比别的宗派更高,这就破坏了团契。文明带来的只有混乱。城市、高塔,不管是什么,全都失败了。神的计划仍是一样的:在血底下。

这血必须是被展示出来的血。在伊甸园……
哦,以前,在以色列人的时候,以色列人必须杀羊羔,把血涂在门楣和门框上,神要求这样。那个记号必须在那里,不管那些人地位如何。他们可能说自己是受了割礼的以色列人。他们可能承认了“我们相信耶和华所说的一切话”。但那并不能抵消这点。他们必须展示那个记号。血必须被亮出来。
今晚也是这样的。我相信,无论如何每个基督徒都必须展示耶稣基督的血,这血会洁净他们脱离世界上的事。
25

呐,在那个时候,记号必须在门上。它必须在那里,不管这家人多么虔诚,不管人们多么虔诚,不管他们把孩子们养育得多好,不管他们参加教会多么好,不管他们把神说的一切东西表现得多么好。在表明死亡与生命的那个最后时刻,血仍然必须被展示出来。血表明了一个无辜的替代物取代了敬拜者的位置。血的化学成分,红色的血本身,是门上的一个记号,表明这家在血的遮盖下是安全的。那是一个预表。

26

在这末日,我们又回到了神拯救他教会的时刻。我相信这点。就像必须要有那血作为一个纪念一样肯定,今天也同样要求有记号。他们不能拿主耶稣的血的化学成分来涂在每颗心门上。

但你看,那个时候死的是动物,也就是羊羔。这表明动物死了,血涂在了门上。动物里的生命不能降在敬拜者身上,因为动物没有魂。所以动物里的生命不能降在敬拜者身上。
27

但今天,当神自己儿子的血为了我们得赦免和释放,在各各他流出的时候,在那血里的生命是神自己。圣灵回到他的教会身上,回到他的信徒身上,这是末日的记号。神必越过那些接受了耶稣基督的死作为他们替代之物的男人和女人,圣灵会作见证。

你可能会说:“我已经领受了。”你却仍然活在世界上,你仍然像世人一样生活。那这就没有证据表明那个生命给了你,直到圣灵的证据进入你的生命中。
那是神的要求,即每个男人或女人必须在这末日拥有那个证据作记号。“我一见这血。”
28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所以这一直都是神的计划:血。在旧约是动物的血。在新约是神的血。
在旧约里是化学成分,它预表了将要来到的生命。它表明有一个替代物被接受了,但敬拜者出去时,还是带着跟他进来奉献羊羔时一样的犯罪欲望。
但在这里,敬拜者一旦被洗净,脱离了罪,就再也没有犯罪的欲望了,旧事已死,已经过去了,你已经出死入生了。你又活了过来,在基督耶稣里拥有了永生,圣灵安息在你里面,并带来耶稣基督的生命。因为圣经说,《希伯来书》13:8,“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神正等候着,要看见他的教会回到那个位置的时刻,不管任何宗派、信条、肤色,不管它可能是什么,神的教会全都会到达那个地步,即他们要展示耶稣基督受死的记号。
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29

有时候,我走到那些声称是属神的圣洁男人、女人的基督徒中间。他们以作见证为耻。他们耻于说:“阿们!”他们耻于唱锡安的歌。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感到羞耻。我喜欢去到那些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的人们中间。虽然那看起来像是异端,但他们却不羞耻。有件事发生了,那对他们来说比生命更宝贵。那是生命,是永恒的生命,因为他们接受了神的替代物。

30

我喜欢这种歌唱。几分钟前我在后面为被带进来的一些人祷告。这不是祷告聚会,只是说一说,我在那里,听见歌声,还有他们鼓掌的声音。我们想知道……其中一些人,我甚至能看见他们在地板上跑上跑下,他们称它为在灵里跳舞。

我第一次看到五旬节派的人在灵里跳舞时,我是个批评这点的人。我想:“这是什么?这肯定是乱来。”后来我去读圣经,我发现,当在灵里跳舞时……魔鬼模仿它,用摇滚乐等东西使人们在外面乱来,但真实无伪的跳舞是从神来的。绝对是的。跳舞一向都是代表得胜。
31

当大卫杀了歌利亚,这个面色红光的男孩拖着那个巨人的头走进城,人们跳舞迎接他。他们得胜了。当摩西靠着神的大能过了红海,带领以色列人走到对岸,米利暗和所有的以色列女子就拿起手鼓,在岸上来回敲着手鼓,在灵里跳舞。这要不是一场老式的五旬节聚会,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才是了!我的问题是,我还没有足够的得胜。但当你最后得到了那个胜利,耶稣基督血的记号降在你身上时……

32

我记得大卫,圣经中的伟大诗篇作者。当他做了一件事,这件大事,他娶了扫罗的女儿。扫罗的女儿是个有点自负、自以为是、所谓的信徒。约柜离开神很久了,神可见的同在——火柱悬挂在约柜上。在扫罗的统治下,非利士人进来,夺走了约柜。一天,大卫看见约柜回到了神的家里,他就跑到约柜前,在主面前跳舞,唱歌赞美神。扫罗的女儿似乎对这个人的举止感到非常丢脸。她丈夫,她年轻、英俊的丈夫在她这个王的女儿面前出洋相,举止失常。大卫说:“如果你不喜欢那个,那就看一下这个。”他又围着约柜转啊,转啊,转啊,在灵里跳舞。扫罗的女儿感到丢脸,神就咒诅了那个女人。

哦,藉着耶稣基督的血得胜,基督复活的记号,他的生命活在他的教会里。除了在那血的遮盖下,没有别的团契方式。我们的宗派会隔开我们,一个说:“那是胡说八道。”一个说这个、那个或别的。
33

五旬节是我们的模式。没有一个人要说……没有人能说教会不是在五旬节那天开幕的。那天降在门徒身上的同一个灵……在圣经中没有一次落空过,当圣灵降在人们身上时,他们都以同样的方式举止。

让我这么说,在我有幸去过的异教土地上,看见岛上的土著人,在霍屯督人中间,看见他们站在那里,你必须通过翻译说话……他们一生从未听过耶稣基督的名字。但是告诉他们故事,请他们举手接受神,他们就会做你们领受圣灵时在这里所做的同样的事情。表明那是一件普世的事。那是全能神的能力,在他的孩子身上展示他的记号,不管他们是红种人、黑人、白人,不管他们可能是什么。那是神所赐的唯一团契的地方。
34

宁录建了一座塔,尼布甲尼撒建了一座城,等等。他们通过科学等等继续走下去,但仍然还是血。神做了决定:必须是一个无辜的替代者为了赦免而取代有罪之人的位置,今晚仍是一样的。神从未改变这点。

约伯靠它而活,《约伯记》是圣经中最古老的书。尽管一切的事都临到了他身上,但他仍然坚定地站立,因为他知道他满足了耶和华的要求。他知道那是对的:亚伯拉罕和许多人也是一样。以色列人会见只在……只有一个地方是以色列人可以团契的地方。那就是在流血的遮盖下。人应当在耶路撒冷敬拜。直到有了祭物才有敬拜,祭物就是血。
35

今天,今天,尽管国民似乎拥有了足够的教育,尽管他们似乎有相当高的文化,我们的科学研究都能分裂原子等等的事情,要发射火箭到月球上,或发射卫星,不管是什么,我们所有的科学研究,我们所有的宗派,我们所有的教育,我们所有的学校,只是带我们比起初的时候更加地远离神。

所需要的是一颗向全能神的能力投降的心,圣灵就必照他的旨意作为记号降在那人身上。“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还是一样的。基督这么说的,“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圣灵的彰显表明神已经接受了敬拜者,因为在基督里的灵和生命降在敬拜者身上。
36

你能想象古代一个在流血的遮盖下的犹太人吗?他走在路上。那是赎罪日。他要去献祭。他有一头上好的肥牛犊。那是耶和华要求的;或许我们可以说,是一只羊羔,一只上好的羊羔。它必须先由祭司检查,看看它身上有没有瑕疵。

然后他就去到敬拜的地方。他晓得他是个罪人。他做了错误的事。他按手在这祭物上。藉着按手在祭物身上,他与他的祭物认同。之后,当祭物的喉咙被割断,生命被取去,他的手按在祭物身上,祭物的生命被取去了,动物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那个疼痛,血喷在他手上,他晓得那只动物代替了他。他又回到了义中,因为他完全照着耶和华吩咐他的做了。
37

今天对基督徒也是同样的事。不是签一张卡片,说你一年要上多少天主日学或多少个星期天。不是宣誓说你六个月不再喝酒了。不是那样的;而是按手在神所预备的祭物,神的赦免,耶稣基督的头上,感觉到基督在各各他肉体的撕裂,接着在洗礼上与他认同,基督怎样受死和复活,你也怎样奉他的名埋葬,复活成为新的生命,在基督里作为新造的人行事,因为你是带着真诚那么做的。

38

行了耶和华的这个命令。所以他觉得称义了。犹太人可以称义,因为他已经做了耶和华吩咐他去做的事。最后,那是对的。耶和华这么做,那也是他所要求的。但最后这变成了家庭的遗传。到了赎罪日,或许犹太人做了错误的事。他会说:“哦,我相信这是赎罪日。我最好带着我的羊羔下去。”瞧,这变成了家庭的遗传。他们没有带着真诚下去。他们这样做,只是因为家人这样做了。“我们只是应该那么做。所有的家庭都这样做,所以我们也该这样做。”

那正是我们基督教去到的地步。那正是我们五旬节运动去到的地步。这成了家庭的遗传。瞧,我们没有,我们没有与我们的祭物认同,即我们与我们的祭物同死了。我们……我们说:“哦,我们是基督徒,因为我去加入了教会。”加入教会是好的。但直到你被验证了,直到你按手在他身上,你和他成为一,直到基督的灵在你里面,你在基督里,直到你成了神的一个儿女。他们似乎没有了本该有的真诚。这成了一个仪式。就像现在一样,人们成为基督徒只是一个仪式了。
39

不久前在这里,我问一个在祷告队列中的年轻女士,“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哦,我是美国人;我要让你明白。”好像那个跟基督徒有关系似的。
美国人,成为美国人是了不起的,但那并不表明你是个基督徒。你必须要重生。
我问另一个妇人:“你是基督徒吗?”
她很生气,她说:“我要让你明白,我每晚都点一支蜡烛。”好像那跟基督徒有什么关系似的。
你必须与基督认同,让他的生命活在你里面。当基督活在你里面的时候,你就是与基督认同了。这不是一个仪式,不是加入教会。那都很好。但你瞧,是真正的真诚!
40

当我们去到医治聚会中,如果你注意到队列里辨明人心的事,它一直是“告诉人们要悔改”。瞧?你去那里,我们的祷告成了一个遗传。我们晚上跪下去,说:“主啊,祝福某某人,祝福某某人,做这事,帮助约翰,做所有的这些事。”你把神当作一个吉祥物了,或者你把神当成某种跑腿儿的人了。“神啊,你做这个,你做这个,你做那个。”那不是耶稣告诉我们的祷告方式。

他说要像这样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但我们试图命令神去为我们做什么事。
那就是教会冷却下来的原因。那就是为什么刚刚席卷全地的大复兴把几百万人送进了教会。他们到了一个地步,他们把这些经历等等变成了遗传,而不是敬虔的忧伤,让圣灵在你里面尽他的职分,在你里面创造出一个新生命,使你渴望去教会,以至你都无法离开教会。事情就是这样的。不是签入场券和加入等等,必须是你里面有基督的生命,使你渴望去。在你里面有东西催促你。
41

正如我昨天在一次谈话、一个面谈中对一个年轻人所说的,我说:“当我是印第安那州的狩猎官时,我常从一道泉水旁经过。”

它一直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快乐的泉水。印第安那有很好的泉水,从石灰岩中涌出清凉的泉水。一天,我坐在泉水边跟它交谈,我猜就像摩西走向燃烧的荆棘,要跟它说话一样。我说:“泉水啊,是什么让你如此快乐,以至你一直都在冒泡呢?我冬天来这里,你在冒泡。我春天、秋天、夏天来,不管是什么时候,你都在冒泡。你如此快乐,或许是因为兔子来喝你的水吧?”
哦,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说:“不,不是那样的。”
我说:“哦,或许是因为鹿经过,喝你的水吧。”
它会说:“不,不是那样的。”
我说:“哦,或许是因为我偶尔经过,喝你的水吧。”
“不,不是那样的。我很高兴他们都来喝水,但那不是我一直冒泡的原因。”
“哦,是什么使你像那样冒泡呢?是什么使你如此快乐呢?一直在喷出来呢?”
如果它能说话,它会说:“那不是我。是我后面有东西在推着我。”
42

一个基督徒的经历也是那样的。这不是你要达成什么东西,而是在你背后有什么东西在做工。是永生在往上涌、往上喷,好像……正如主告诉井边妇人的:“这将是直涌到永生的井水。”当一个人与基督认同之后,这就是在敬拜者里面的东西,因为他知道基督活着。但我们不想要它成为一个遗传。

43

当以色列人到了一个地步,他们用他们的祭物把神的诫命当作了遗传,就在那个时候,神差派了大能的先知以赛亚给他们,带着主如此说。不知怎么的,神的手总是会在一个不害怕去铲除一切的人身上。是的。在某个地方……以赛亚兴起来,如果你们要读《以赛亚书》第1章,我把它记在这里了。以赛亚告诉他们,说:“你们的祭物(耶和华所要求的)在我鼻孔里发臭。我厌恶那些东西。”公羊、母牛的油脂等等,神厌恶那些东西。神吩咐他们去做的事,因为他们把它当作了一个仪式,神就厌恶那种东西,因为他们把它当作了一个仪式。

我们也会把神的道变成同样的东西,是的,那时,我们来到神的道面前就成了一个遗传,一个仪式。我们必须来到它那里,因为知道它是如此说。如果神应许了它,神必持守他的应许。他比他的应许更大。他一直是。正如亚伯拉罕所说的,“神能够成就他所应许要做的事。”神一直都那样做,持守他的道。
44

呐,以赛亚告诉他们,说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事,他们做的毫无诚意。他们做那些事,只是因为其他人在做。他们做那些事,也只因为那是耶和华的一个要求。整个家庭都这样做,妈妈这样做,祖父这样做。为什么他们不能做呢?

现在我们也在做同样的事。“我的祖父是长老会的,所以我也是长老会的。”“我爸爸是浸信会的,所以我是浸信会的。”等等。“我爸爸是五旬节派的,所以我是五旬节派的。”不是那样的。
45

我们必须到一个地步,晓得我们分开了。我们与神分开了。我们必须在耶稣基督流血的基础上来。在那血的遮盖下,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长老会、五旬节派都可以来到那个共同点上,不管遗传或仪式。他们可以在一个共同的东西上相会,就是在耶稣基督的宝血上。

当教会回到一个地方,离开它的仪式,回到神原本的计划上,人们重生进入神的国,而不是加入教会时,团契才会在各地兴盛起来。主的灵必充满全地,就好像水充满洋海一样。当到了一个地步,人们可以忘掉他们的分歧,在宝血的底下来到一起团契。我们大家不可能都来到浸信会的传统下、长老会的传统下、卫理公会的传统下或五旬节派的传统下。但我们大家可以在耶稣基督的宝血遮盖下相会和团契,因为那是神原本的计划。是的。阿们!那里有赦免。
46

一个卫理公会信徒看着浸信会信徒,把头转向一边,浸信会信徒可以看着五旬节派信徒,五旬节派信徒可以根据他们的遗传来看浸信会信徒。但当他们在十字架下相会,耶稣基督的宝血在那里洁净了所有人的罪恶,他在基督耶稣里就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他是弟兄。不管他烙了什么烙印,他是一位弟兄。因为我们大家都能在那里相会。那是神行事的方式。其它这些东西是被注入的人造的信条。但神赦免人的原本计划是在耶稣基督宝血的遮盖下。那就是神行这事的计划,是的。

47

那些日子的传统,伟大的先知呼喊出来,他说:“你们的传统没有能力。它们在我面前发臭。对它们没有信心。”人们奉献这些祭物,却对他们所做的事根本没有信心。

现在让我们来问自己这个问题。那岂不是有点像今天吗?我们真不愿意说这个,但我们必须面对某处的事实。某个地方出问题了。
哦,这个教会应当比它现在所在的位置高出十万八千里才对。耶稣正在等候他的教会做好准备。他的新妇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们有了潜能。圣灵在这里。神在这里。医治病人的能力,要行出基督所行的一切事的能力,我自己已经看见它被圣灵证实了。所以潜能就在这里。
神等候我们从遗传当中脱离出来,并回到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血底下,成为永生神的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长老会,不管什么,都可以在那里。“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地取生命的水喝。”我以我里面的一切来相信这个。神已经赐下了圣灵要做这事。
但我们用自己的仪式,没有诚意,我们去,是因为那是一个遗传,因为那是一个仪式。我们去是没有诚意的,没有对罪真正的忧伤。
48

那天晚上在加利福尼亚,在我们一位非常有名的弟兄的那场大聚会上,我注意到,我在那场聚会上注意到,当那些人下去时,十几岁的少年人。我钦佩那个弟兄的坚定立场。任何人都会。如果你设身处地看到他在末日所站的位置,你也会。当我注意到那些人走上祭坛去做决定,女孩们嚼着口香糖,男孩们你推我我推你,人们嬉笑,那不是敬虔、忧伤地上来。你必须要在悔悟之中上来。神啊,给我们差来一场五旬节老式的圣灵复兴,把罪恶连根拔除,让男人、女人彻底的悔悟过来。

不是说:“我要回到教会,我要恢复我的团契。我要签一张卡片。”那没问题。但你要是加入共济会、秘密互助会和任何东西,也会得到同样的结果。
但当你来到耶稣基督宝血赦罪的赎罪祭下时,就必须得有一种真诚。神要求真诚。
既然这让神付出了如此的代价,赐下他的独生子,那我们怎么可能借着嘻嘻哈哈地加入教会,写一个决志卡拿到教会里之类的东西蒙混过关呢?那不是神的要求。“那流泪出去撒种的,必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我们需要一群带着禾捆回来的人。
49

一次我听见那个大布道家说,当时我正参加他的一场早餐会。他拿起圣经,我一向都佩服他。他说:“这就是标准。这就是神所要求的。”他说:“我去到一座城里,举行一场复兴会。我有两、三万人决志。大约四、五年或两年后我回来,我却连十五到二十个都找不到了。”他说:“圣徒保罗进了一座城,他让一个人悔改信主了。第二年他回来,他从那个人得到了三十到四十个。”他接着说:“是懒惰的传道人把脚翘在桌子上,不出去看望人们。”

50

我佩服他基于自己的确信而斥责弟兄们的勇气等等,但我想问他这个问题,“又有哪个传道人告诉保罗带领信主的那个人呢,他当时连教会都没有得去?”

是怎么回事?保罗带着他离开遗传或签一张卡片,而是进入到圣灵的洗中,这时他的魂就为神而火热了。他必须见证和说话。他整个的魂都在燃烧着神所放在那里的火焰。今晚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得救的男人或女人的迹象;然后你就会看到他们马上去寻找其他的灵魂了。
51

有一次,他说一个酒吧服务员……一个小男孩走进来,说:“服务员先生?”

他说:“是的,孩子。”
男孩说:“你的招牌倒了。”
他说:“哦,谢谢你,孩子。”于是他走到外面,男孩背着手站着,服务员抬头看去。那个大酒吧上有一个很大的铜做的广告牌。他拿围裙擦了擦。他说:“孩子,你错了。我的招牌没倒。”
男孩说:“不,先生,不是这个。我指的是你最好的招牌。”
他说:“这是我最好的招牌。”
男孩说:“哦,不。瞧,躺在那里了。”有个酒鬼躺在水沟里。这才是他最好的招牌,是的,先生,就是看到一个因他里面出售的酒而倒下的人。
当我们看到一个在圣灵的支配下的人,直到他的生命燃烧着五旬节老式的火焰,那是神拥有的那个人得救的最好招牌。是的,先生。那是最好的招牌。那个要怎样发生呢?不是藉着加入教会,而是靠着稣基督——你无辜的替代者,来接受神的赦免。
52

没有诚意,没有对罪真正的忧伤。神说他要掩面不看他们的仪式。他们的祷告没有能力。他们祷告了。哦,肯定的。他们上去那里,念他们的祷告词。他们献上他们的祭物。这成了一个形式。

你知道吗,在《提摩太后书》第3节,哦,是《提摩太后书》第3章,告诉我们说我们在末日要有同样的事吗?圣经说:“你该知道,末日,那时人要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能力,这等人你要躲开。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被各样的私欲牵引,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呐,圣经预言时候要到,教会将因他们的仪式,陷入像从前一样的遗传中。这又一次出现了,一个遗传的宗教,没有能力。
53

“哦,”他们说:“那些人是共产主义者。”不,他们不是。

“有敬虔的外貌……”他们去教会;他们加入教会;他们去教会等等,想要表现得很什么似的,但出去后所活出的生命却是另一种样子。
他们的魂里没有火。什么也没有;他们对其他任何人都不感兴趣。“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去死,如果他们想的话。我们觉得我们得救了。任凭其他人去吧。”那不是真正的基督教。
基督教是去寻找失丧的人。去得到那位弟兄。去对此做一件事。如果我们声称自己得救了,我们怎能站着,抱着双手,看着男人、女人在四面八方死去。街上满了穿短裙、涂脂抹粉去教会的女人,她们手里拿着香烟走在街上,脸上涂满了化妆品,样子就像狐狸或狼什么的,男人走在街上,加入教会和类似的事。还称那是基督教,保持沉默吗?
54

如果圣徒保罗走在图森,他会做什么呢?我说他们会在天亮前就把他投入监牢的。是的!为什么?他的魂会为神燃烧,以至他不能不这么做。肯定的。但我们加入教会。你瞧,我们的遗传在神面前已经发臭了。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一位先知兴起,带着主如此说,把那些东西彻底铲除,说他们已经发臭了。我们的宗派成长了,我们的教会庞大了,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高雅了。但这还不如我们魂里燃烧着真正五旬节的火焰,再次拿着锡罐,拿着吉他站在巷子里敲锣打鼓,也好过我们坐在教会的板凳上死去。这世界正在我们脚下死去。是的,先生。
55

神有一个赦免,那个赦免只有藉着耶稣基督。教育、遗传、宗派、科学,任何东西都不能取代它。它是在那血的遮盖下,不是在遗传下,而是在耶稣基督宝血的遮盖下,是神为罪人所预备的方式,是我们能相会的唯一方式。

我告诉你们,你叫一个卫理公会的,叫一个浸信会的,一个长老会的,一个路德派的,一个五旬节派的,让他们每个人都来到那血的遮盖下,他们就都是弟兄了。那时他们就再也没有争吵了。是的,先生,他们是弟兄。他们就会有共同的看见。你让一个卫理公会的跟一个浸信会的去争吵洗礼的吩咐,让一神论的跟三位一体论的争吵,三位一体论的跟一神论的或别的什么争吵,你看到他们吵得头发都竖起来了;但要是他们两个都来到十字架下,你看看会发生什么。[原注:磁带空白。]
一生铭刻肺腑。 我将用那更美的诗歌,赞你救赎大能。 当我离世,安卧墓中,拙口寂静无声……
56

今晚我见证耶稣基督的血会使一个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路德派的、长老会的,不管他是什么,成为我的弟兄。是的,先生。人里面有一样东西,因为他的灵是一位弟兄。他不是个大惊小怪的人,或别的什么;他是基督里的一位弟兄。他相信那本圣经里的一切话。

写了圣经的圣灵怎么会否认它呢?住在人里面的圣灵怎么会说:“不,那是给门徒的?”
耶稣说:“凡愿意的……”
彼得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圣灵是给凡神所召来的。
他在这里说:“他预先所知道的,就预定他们。”他预定了,他们就接受了。
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
57

我们上来是靠着感情冲动吗?我们是来加入教会吗?我们来是因为我们不想下地狱吗?或我们来是因为我们爱神,他赐下独生子,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我们来是因为那是神给我们的一个爱的祭物,叫我们可以展示它吗?

神恨恶一个没有能力的宗教。他们的宗教没有能力。神必须对今天做什么呢?他恨恶一个……每次神在圣经里……在圣经里面,每次来了一个改教者或复兴,都有大神迹和能力支持。当路德出现,卫斯理出现,所有的改教者,散基,芬尼,诺克斯,加尔文,不管是谁,不管他们从哪里来,都有能力的证实。不管神在哪里,他都是超自然的。不管神在哪里彰显自己,都必定是超自然的。
58

看看那个时代来到耶稣面前的法利赛人。他们谈到温柔和甜美。“谁能比老祭司更甜美呢?谁能比他们的祭司更伟大呢?你出生的时候,他来到你那里。如果邻里有争吵,他就去解决。他总是一个使人和睦的人。他是一个可爱的人。你知道他是。当你处在困境中时,你可以去找他,他帮助你。多好的一个人啊!”

谈到这位拿撒勒人耶稣……“这位祭司,我们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他父亲的父亲,他父亲的父亲。我们这里有一所学校可以证明他。这个拿撒勒人耶稣是谁?他是从哪所学校出来的?他属于哪个组织?除了一直争吵他还能做什么呢?他对你们的那个老绅士祭司说什么来着?耶稣说:’他是属魔鬼的,你是……魔鬼是你的父,他的私欲,你偏要行。’你能想象吗?”
他上去圣殿,愤怒地看着众人,踢翻耶和华所要求的祭物,大喊:“经上记着:’我父的殿称为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
今天如果他来到我们摩登的教会,会做什么呢?会有更多的桌子被踢翻,会有更多的人从板凳上跳起来;因为他会把这些撕得粉碎。是的。将是同样的事。你们没看到耶稣是非常符合经文的吗?他是道。他用不着写什么。他就是道,他是活的道。人们没有认出这点。
59

在这些原则上,今天一个人怎么能……耶稣应许给普天下人这些神迹,这个祝福要给普天下,圣灵要像起初一样降在凡神所召来的人身上。一个人怎能自称是基督徒却否认那道,还说圣灵在他里面呢?圣灵必用“阿们”来回应神的一切话。绝对是的。

哦,弟兄,我们的教育体系已经拉我们离开它了。我们的宗派已经使我们彼此分离,与基督分离。他们会继续这样做。当你接受一个替代物,其它任何东西,只不过又是无花果树叶。神拒绝这个。但当教会身上带着圣灵的记号,来到耶稣基督宝血的遮盖下,你又会看见弟兄的爱。你会看见一个充满能力的教会。你会看到……
60

神憎恶没有能力的宗教。它必须要有能力。当然。是能力救人脱离罪恶。能像耶稣基督所应许的那样行神迹奇事异能的就是能力。他们从前瞄准神的道,相信它,就打中了靶子。你以同样的方式瞄准神的道,也会打中靶子的。肯定的,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不喜欢没有能力的宗教。神不要那个。神要行事。神要显明自己是活的。我们一切的盼望就是复活。对吗?我们生命的盼望就是复活,耶稣基督的复活。

61

你瞧,神想在他的教会中做工。耶稣说:“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约翰福音》12:14,“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教会却试图否认这个,设法得到更多的会员,变得更加受欢迎。

呐,我要问你们一件事。神想要在他的教会中行事,教会却想要靠信条行事。两个不能同行。你必须除掉信条,让基督进入教会。你能怎么做呢?当神一见到宝血,当宝血被一颗真诚的心所涂上,手按在耶稣基督身上,一颗在神面前真实的心,承认他错了,从圣灵而生,那么神的工作就会随着,正如神说它会的。是的,教会想要通过他们的信条行事,看到他们能得到多少会员。神却想要通过宝血的能力行事,得到重生的基督徒。这就是两者的差别。
要这样做,你必须弃绝。要这样做,你必须弃绝圣灵和他行事的能力,来接受信条。在你能接受谬误之前,你必定会看到真理。如果你要成为基督徒,你不能……你必须从神的应许上践踏过去,才会陷入谬误中。因为在你面前一直有一个红灯在闪烁,“这就是道。”
62

你说:“那是给别的时代的。”那是给今天的,因为基督就是道。对吗?《约翰福音》1章,“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所以,如果基督就是道,每个应许就都是真的,它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它必须是。需要一个重生的信心来相信它,使它运行。你不能靠遗传来这样做。那行不通。你必须来到那宝血面前,千真万确。以色列人告诉……

63

以赛亚告诉以色列人,他们用自己的传统污染了他们的替代物,另一个先知就出现了。(我们就要结束了。)另一个大先知出场了,就是施洗约翰。他把他们指向一只除罪的羔羊,不但是给以色列人,也是给亚当所有堕落的族类的。他说神要差遣一只羔羊。这只羔羊将是给外邦人、犹太人,和凡愿意来的人。

没有多久,羔羊就被钉在他十字架的祭坛上。他的血流了出来。圣灵回来了。当动物羊羔死去时,动物的灵不能回来。所以那血只适合一个民族。但现在,神的羔羊为亚当所有的族类流出了血,他的血——记号就以圣灵的样式回来了,降在敬拜者身上。那是神要求的。那是他们在那天所做的。那也是他们今天所做的。
呐,如果任何人感到了罪的重担,你知道你错了。听着,那里有赦免。那个赦免是藉着神的羔羊。你相信这点吗?它是藉着羔羊,藉着羔羊的血。
64

曾有人告诉我一个小故事。这给了我很大帮助。早期的时候,有一个男孩被绑架了。我猜你们所有人都读过了圣经历史和教会历史。我相信是在福克斯……不,不是。是尼西亚教父或圣徒帕特里克的一生。圣徒帕特里克是……其实那只是他的名字,他的姓是苏卡特。他被一群海盗绑架了,受雇成了一个养猪的。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这男孩被绑架,被带上了一条船,他在上面工作。一天老船长病了,差不多要死了。他病得很重,又远在海上,老人胡子灰白,躺在他的船舱里。他叫来他的手下,他的水手,说:“你们中间有圣经吗?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受过基督徒的教养。我要死了。伙计们,我不想就这样死去。你们有神的道吗?这里哪位有神的道?”
65

最后在尽后面的一群人里,一个小男孩站了起来,他说:“先生,我有圣经。我是个基督徒。我随身带着它。”

船长说:“过来,孩子。”他说:“你说你带着圣经?”
他说:“是的。我爸爸妈妈是基督徒,我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就把我的生命交给了基督,不管我去哪里,我都随身带着他的道。我把它放在我的心上,它一直都在我心里。”
船长说:“孩子,在我死之前,从圣经里给我读一些话来听。”
小孩翻到《以赛亚书》53章5节,像这样念道:“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他读完了,老船长说:“你能继续读吗?”
小男孩说:“我可以在这里讲解一下吗?”
老船长对男孩说:“说吧。”
他说:“我的基督徒妈妈,在我被带离她之前,你知道她经常给我读那段经文。你知道她是怎么读这段经文的吗?”
老船长说:“不知道,孩子。我想听听你基督徒的妈妈是怎么读这段经文的。”
66

“她说……”他说:“她是这样读的:’他为威利·普鲁伊特的过犯受害,他为威利·普鲁伊特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威利·普鲁伊特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威利·普鲁伊特得医治。’”

老船长说:“我喜欢那个。我喜欢那个。哦,巴不得我的名字也可以被念在那里。你认为你能做到吗,孩子?”
他说:“我会试一试。”他念道:“他为约翰·郭兹的过犯受害。他为约翰·郭兹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约翰·郭兹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约翰·郭兹得医治。”
他的泪水顺着胡子流了下来,他说:“给我把衣服拿过来。耶稣基督已经医治我了。我要把我的生命交给他。”瞧?
67

哦,朋友,巴不得你能把你的名字读进那里去。哦,巴不得我能把我的名字读进去。“他为威廉·伯兰罕的过犯受害,他压伤……”不是教会,不是这个,不是信条,乃是“他为我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得了平安,因他受的鞭伤威廉·伯兰罕得了医治。”哦,巴不得我们能把我们的名字读进经文里,并且真心实意。使事情成就的就是那个。把我们的名字读进去,会带来接受和赦免。因为我们已经意识到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

68

另一件事,我们在《希伯来书》9:11发现,那个赦免带来了洁净,敬拜者再也没有犯罪的欲望了,洁净自己脱离了死的遗传。当我们真正来到宝血底下时,我们就被洁净,脱离了死的遗传。经文这么说,《希伯来书》9章。注意,“洗净你们的良心,除去你们死的遗传。”如果你那样做了,就忘掉你是个浸信会的。忘了你是个卫理公会的。忘了你是个五旬节派的,不管你是什么。忘了那些死的遗传,去到宝血这里,去到那里。

把你的名字读进那里面去,并照着去做。然后再去到圣餐桌旁。然后再来看看谁对谁错,看看是不是一个封闭的圣餐。看看你能不能把你的弟兄关在外面。你不能那么做。你就是做不到。你里面有东西不会让你这样做。就是有东西。你明白吗?你的名字出现在那些话里,你不能这样做。它洗净了你,它洁净了你。
69

当我们在十字架旁跪下来时,要记念主。不管他是天主教的神甫,长老会的,不管他是什么,让那个人来,让他把自己的名字读进那里面,“他为这位神甫的过犯受害,为这位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五旬节信徒受害,为我们的过犯受害。”我的名字,你的名字,不管你是谁。然后让我们相信这个。不是信条说什么,而是道说什么。然后让我们一起在十字架旁跪下去,我们就是弟兄了。哦,是的,传统。我们洁净自己,脱离了一切死的遗传。

可能有四十个州长老;可能有四十个大祭司;可能有红衣主教、主教、教皇等等在大喊:“离开那里,不要污染自己。”但是,弟兄,你会张开双臂,拥抱你的弟兄。有一些真实的东西。你在他被赦免的同一个赎罪祭下也得到了赦免。你们是弟兄。它比弟兄更加亲密。它是吸引你更加亲近神的东西。当你们亲近神时,你们就会彼此亲近。
“你怎么能恨恶或轻看你所看得见的弟兄,还说你爱你所看不见的神呢?你就成了一个说谎者,真理不在你里面了。”
但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耶稣基督的宝血洁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就是弟兄了。我们里面就没有差别了。我们已经烙在自己身上的旧标签就没有一点意义了。
70

我记得那天我经过这门口,向坐在这里的一位弟兄提到我过去曾放过牛。在春季围拢的时候,当那些牛群经过牧场时,必须给它们烙印。他观察着。他从未……牛群身上有各种的烙印。但他从不注意烙印。他只观察血标签。它必须是纯种的赫福德种牛,不然它就不能进阿拉帕霍森林,那里只给赫福德种牛协会放牧。它必须是纯种的赫福德种牛。

71

我想,在末世也会是那样。神不会说:“你是卫理公会的吗?你是浸信会的吗?”

这在今天是个很大的问题。“你是什么呢?你是卫理公会的吗?是浸信会的吗?”
我说:“不是。”
“你是什么呢?长老会的?路德派的?拿撒勒派的?五旬节派的?”
“不是。”
“你是什么呢?”
“基督徒。”
基督徒,血的标签,瞧,在宝血底下。那表示每个在宝血底下的弟兄姐妹都是我的弟兄姐妹。祭司,神甫,不管什么,在基督面前非常真诚地按手在我们的祭物上,说:“我们都是有罪的罪人。哦,神啊,我们不配你的怜悯,但你差遣你儿子来替我们受死,我们白白地接受了它。”哦,我们就是弟兄了。
72

所有的争吵都结束了;都过去了。我们真正地被赦免了。你被赦免,洗净,脱离了罪,脱离了遗传。旧事已过,以前的争吵都结束了。所有的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全都被同样的血洗净了,我们成了弟兄。遗传的争吵结束了。然后就能在这里团契。我们只能在那里团契。

我看见长老会信徒站在这些全福音商人聚会中说方言,尽他们所能地叫喊,其中的一些是美国最出名的长老会信徒。吉米·布朗,多少人见过他,他是一个出名的长老会信徒,就站在这里,在灵里跳舞,说方言,举止失常,是美国最著名的一间长老会教会的牧师。路德派的,卫理公会的,大家在一起,那是什么?他们来到了宝血底下。没有了标签,没有了宗派的栅栏。我们是一体的了。我们是基督徒,我们有共同的东西。是的。不久前在这里……
73

就要结束了。有一个男人和女人,丈夫和妻子要分手。他们试图和解。他们去看精神病医师,看看他能不能让他们的想法一致。但他不能。他们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想要留在一起,但他们还是继续争吵,他们分开了。他们实在无法容忍对方,不能站在对方的面前,否则他们就要争吵。所以他们决定,他们要离婚。

他们请了一个律师来帮他们办理离婚。他说:“好,在我们办理之前,我们要把房子卖掉。在你们离婚和出售房子之前,你们两个最好下去,把你们的财产分掉。”
74

于是丈夫和妻子一起去了;他们去到家中,走进客厅,妻子说:“我要拿这个。”

丈夫说:“我要拿这个。”
他们争了起来,他们吵啊,闹啊。不久,他们说:“哦,要是你拿这个,我就把这个给你。”“好的。”这样进行了一会儿。后来他们走进了会客室和不同的地方,走进厨房和卧室。他们把财产分了。
75

最后他们记起还有一些东西在阁楼上。于是他们就上了阁楼,拖出一个旧箱子。他们开始拿出不同的东西,说:“你可以拿这个,你可以拿这个。”最后他们两人的眼睛都落在某件小东西上,他们两人都去抓它。他们互相看着对方。那是什么?一双白色的小鞋,属于他们已故的婴孩,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他们两人像那样用手握着这双婴儿鞋。真的,它属于谁呢?它是谁的呢?它属于他们两个人。他们有了共同点。

几分钟后,这人看着那人,泪水开始顺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流。是怎么回事?他们可以分掉其它的一切,但当他们到了他们共有的东西——孩子,孩子在天上,争吵就结束了。几分钟后,他们互相依偎在对方的怀里;离婚解决了。和平作王了。
76

弟兄们,今晚让我这样对你们说。我们不是想要你加入教会。但我要求你这点;有一样东西是我们都共同拥有的,那就是耶稣基督。他是我们所共有的。我们不可能都是浸信会;我们不可能都是卫理公会;我们不可能都是一位论的或三位论的,不管是什么。我们不可能那样。但有一样东西是我们共同拥有的。那就是神赦免的祭物,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我们在他里面有所有的东西。但那是第一件要我们接受的东西。当我们接受了神所提供给我们的赦免,我们就可以得到其它的东西了。那不是藉着我们的教育体系,不是藉着我们的宗派体系,而是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大家都可以在十字架下相会,成为一,拥有共同的东西。你相信这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们祷告的时候,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原注:一个姐妹开始劝诫。磁带空白。]阿们!
77

低头时,心也俯伏下来,让我们低头的同时也让我们的心俯伏下来,就一会,说:“主啊,现在我的心俯伏下来,还有我一切的遗传,我是对还是错呢?”现在让圣灵来鉴察人心。如果它还不在它所应当在的地方,你想要在结束的祷告中被记念,你知道我们都能在一样东西——那血——赎罪祭下相会。我们这样做时,就被洗净了,脱离了世界上的一切事。你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你愿意藉着向神举手来显明,说:“记念……”神祝福你。哦,那些手。“记念我,哦,主啊。”

78

你意识到我们在地上的旅程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吗?你说:“哦,我年轻。”我知道。我不知道,弟兄,姐妹。今晚全世界有很多青少年死去了,数以百计。不,你唯一拥有的东西是你里面所剩下的气息。

此时,你愿意说:“主神,我举起手,我接受你所提供的赦免——耶稣基督的宝血。让从宝血出来的记号即圣灵临到我。我还没有领受圣灵。我知道。我想接受某样东西,让我感受到你所讲的东西,即我的罪全都没了,世界、对世界的爱都离我而去了,我是个新造的人。我要在心中晓得这点。神啊,我不是在向伯兰罕弟兄举手,而是向你举手,你知道我的心。”任何人都不要抬头看。只要单单让神看到这点。说:“神啊,我想要记号,就是那血被涂在我的身上。我要它。”举起手,并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主祝福你。很好。
79

不管你是什么,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它是给凡愿意之人的。我不是要说任何反对那些教会的话,他们都没问题。但我想要说的,那不能救人。你明白吗?

它必须得是神赦罪的恩典。它不是藉着一个教会而来的,而是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那是你的替代物,你可以按手在他身上,说:“我接受这个替代物。神啊,怜悯我。”
或许这里有真诚地加入了教会的教会会员。我全心相信你是真诚加入的。但你说:“伯兰罕弟兄,其实我的心还没有被洁净,脱离所有这些遗传等等。我相信,如果有人说话反对我的教会……甚至圣经说,告诉我,圣经向我证明了我的教会是错的,我仍然无法从心里接受,我无法接受。但我想接受。请为我祷告。”你愿意举起手,说:“祷告……我会这样做的。是的,我肯定会。”神祝福你。好,很好。“我要接受神一切所说的,就照着他在他的圣经中所做的一样。我要耶稣基督的宝血临到我。”
80

如果宝血被涂上了,记号!瞧,有一个宝血所给出的记号,就是圣灵。当圣灵在五旬节那天降下来,你知道它对人们做了什么。每次它降在人们身上,它都会做同样的事。彼得说:“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同样的应许。

如果一毛钱在这里是一毛钱,在那里也是一毛钱。不管它在哪里,都是一毛钱。如果这在这里是一块钻石,在那里也是一块钻石。如果这在这里是一座房子,在那里也是一座房子。
如果这是五旬节那天降下来的圣灵,它今天就还是同样的圣灵。如果你还从未找到那个经历,那在我们祷告的时候你就来接受它,好吗?
81

我们的天父,我们知道太阳正快速落下,时间将不再有了,有一天,伟大的天使长要从永恒跨进时间。神的号要吹响,每个男人女人都要向我们所知道是真理的东西即神的道交账。神在这地上必定有某个标准用来审判我们。如果我们接受我们教会、我们宗派的标准,我们会偏离得多远啊?哪个宗派是对的?所以,我们就会被搞乱了。我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有一个标准,那就是你的道。

你的道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换句话说,他不能明白神的国。他必须凭信心来接受,重生了,然后他就会明白。“见”就是明白。
82

今晚我们祈求神,今晚房子各处有许多手举了起来,城里的商人、妇人、男孩、女孩,我相信他们是真诚地举起了手。若没有确信,他们是不可能举手的。圣灵藉着这些向他们证明他们错了,并让他们确信他们想要正确。他们向你这位造物主举起了手,知道总有一天他们要迎见你。主啊,我相信他们是真诚的,我为每个人代求。主啊,我祈求的时候,相信举起来的手没有一只会安息,直到圣灵充满了他们的生命。主啊,求你应允。我认领他们作为耶稣基督的战利品。主啊,我祈求你做成这事。拯救失丧的。

83

用圣灵充满那些已经接受了基督的人。父啊,把圣灵倾倒在他们的魂里。归荣耀给你自己。

耶稣啊,你对我们说过:“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现在,神的道被传讲了,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他们已经被吸引了,因为圣经说:“他预先所知道的,就预定他们。”他所预定的,就召他们来。他所召来的,又赐他们永生。
远在起初,在未有世界之前,你就把他们的名字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今晚圣灵呼召了。他们举起了手。主啊,赐给他们永生。我这样求是为了神的荣耀,愿圣灵降在他们心里,为他们行割礼,脱离一切的死行和遗传,白白地赐给他们赦免,用他的同在来充满他们,使他们从今天起可以出去。这个黑暗的时刻就像所多玛的日子一样,所有的国家都被涂脂抹粉的女人和不道德搞得摇摇欲坠。
哦,主神啊,愿男人、女人像燃烧的火焰一样走出去。主啊,愿圣灵差来圣火降在他们头上,直到他们被神的良善大大充满,以至他们出去呼召每个罪人来跟十字架联在一起。主啊,求你应允,因为他们也能俯伏在那里并得到赦免。向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五旬节派的以及所有人这样做,主啊,求你应允。现在他们是你的。我将他们交托在你的手中,愿你向他们应允这些事。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4

你们爱他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这可能有点不合规矩。就一会儿。让我们来唱这首老赞美诗。我喜欢唱。你知道。有时候你在讲道中说了一些严厉的话,但在基列有医治灵魂的乳香,不是吗?[“阿们!”]

让我们来唱这首好的老歌,好吗?“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你们知道这歌吗?[“阿们!”]请某人现在给我起个调。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85

让我们来哼这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我爱他”。]当你们哼“我爱他”的时候,这里有多少人是浸信会的?请举手。长老会的?路德派的?拿撒勒派的?天路圣洁派的?五旬节派的?哦,我们一起来。[原注:伯兰罕弟兄继续哼“我爱他”。]当我们来到十字架下,在赦罪的恩典下,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都被赦免了,不是藉着我们的教会,而是藉着各各他。

现在当我们再唱的时候,让我们跟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五旬节派的握手。[原注:伯兰罕弟兄跟那些在他附近的人握手。]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现在我们再唱,让每个人都能听见。让我们低头,向神举起双手。如果我们全心地爱他,现在让我们这么说:
我爱他,(哦,神啊!)我爱他,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