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804A 再来一次

1

非常感谢你。让我们祷告。

天父,我们再次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聚会,再次借着敬拜来表达我们对他的爱。我们祈求他的圣灵来与我们相会,祈求他赐给我们每个人一部分的圣灵,好赐给我们持续的恩典来完成在世的旅程,打那摆在我们前头的仗,就是信心的仗。父啊,求你应允。求你今天下午给我们掰开生命的饼,使我们有力量,因为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愿我们今天下午听见这道,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2

请坐!谈到卡尔森弟兄,他刚才让我迟到了大约十分钟。他正在好起来。还有一个星期的聚会,我们只要……我或许会准时来这里。我们非常高兴有这份荣幸。

呐,今晚是我们这一系列聚会结束的夜晚,我想要让你们准时散场,这样你们就可以去吃晚餐。我知道你们许多人称之为你们的正餐。但如果我吃了正餐,那么,我的晚餐在哪里吃呢?
呐,我跟一个人交谈,他说:“哦,伯兰罕弟兄,那是正餐。”
“哦,是吗?”我说:“我要向你证明你错了。”我说:“我们不吃主的正餐;我们吃主的晚餐。”
所以我们,我们喜欢想到它是我们主的晚餐,那天晚上主的晚餐,不是早上,也不是下午。他是在晚上吃的,那是他的晚餐。
3

呐,我们想早点回来。我们今晚不会迟,卡尔森弟兄想让我今晚完全准时地来到台上。“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我不知道,若主愿意,若是我能有足够的时间,今晚我想要传讲“倒计时”;因为这是主针对末日赐给我的一个科学方面的信息。若主愿意,今晚我可能会传讲这个。

呐,我们昨晚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我走过去,说:“我们不打算为病人祷告,”但不管怎样主还是医治了病人,你瞧,阿们!有时候我们可以说某件事,但主可以在他需要的任何时候把那个完全推翻。你瞧,他是神。
4

现在,我要快点读一些经文,从中取一个主题,我想今天下午这对我们可能会有帮助。

呐,如果他让我准时上台,我想尽量准时结束,那将是大约四十五分钟,从现在起是大约五十分钟。
现在,让我们翻开《士师记》16章,让我们读27节和28节,因为我们仰望这道。
27那时房内充满男女,非利士人的众首领也都在那里。房的平顶上约有三千男女,观看参孙戏耍。28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神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
让我们再次祷告。主耶稣,求你用这个小主题,用它来浇灌教会,主啊,我们祈求并把它交托给你,奉耶稣的名,阿们!
5

那天下午,当这两人进入竞技场时,必定有大约三千个非利士人,从这大竞技场的楼座顶上往下观看。那一定是个大热天;一整天他们都在那里。在这大群的人中当中,在这个大竞技场的顶上,建了某个与倒过来的蘑菇相似的东西;中央的中立柱,向这边往外延伸出去,支撑着两根柱子,可以容纳所有的观众:高雅的军阀和他们珠光宝气的女人们。所有人都期待这个特殊事件,因为他们想好好地看一看正在发生的事。

所有的娱乐都有序幕。他们或许有一些耍小把戏的小猴子;他们有各种用来消遣的东西:搏斗、摔跤,或许拼命决斗,他们有整天可以用来消遣的其它许多东西,因为那是一个大日,但现在压轴戏上场了。
6

你知道,序幕进行时我们都是如何耐心等候的。他们等候压轴戏,那是每个人都站起来注意看的时候。我们在我们的宗教聚会上看到这个,我们有唱歌、见证、讲道等等;但压轴戏是看主要行什么事,看他把我们聚集在一起的目的。我们都期待看到压轴戏的结果会怎样。任何事都是这样。我们总是等待压轴戏。

他们都站起来往前看,要看正在发生什么事,因为他们的压轴戏上场了,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由小男孩领着的瞎子。
7

整个下午厅堂都回响着醉酒的狂欢,他们敬着威士忌酒,痛饮着;那些艳丽、涂脂抹粉、珠光宝气的妇女,大有尊荣的军阀,所有的人。那是一个大庆祝。他们正在庆祝胜利。哦,我多么恨恶说这个!鱼神大衮赢得了对神仆人的胜利。这让我痛彻心腑来说出这话,可那是事实!用像那样的方式来庆祝对耶和华仆人的胜利。何等丢脸的事!喝酒,狂欢,涂脸的女人,珠光宝气,显赫的要人,火在鱼神底下燃烧着,那必定是一个极大的庆祝!

但令人心碎的是,几千年后,我们不得不回想像那样的一件事,天上伟大的神,他心里决意要毁灭那国,因为他们是异教徒,他差遣一个人去做成这工作,而这里,鱼神偶像正在庆祝对耶和华仆人的胜利。耶和华从未失败,是他所差遣去做这事的仆人失去了胜利。
8

那是何等的一幕,何等丢脸的事!童子领着跌跌撞撞的瞎子穿过厅堂,去到这些庞大的中立柱那里,那上面是像整个倒过来的大蘑菇或伞一样的东西,人们都像这样往下看,庞大的壁柱竖立起来,有规则地支撑着那东西,是用我们今天再也不能重新建造的石头堆砌的。没有人能建造像那样的东西。但那是何等的一件大事!几千个事奉偶像的有名望的祭司,都挺着胸膛,他们献给偶像的礼仪和仪式,表示偶像已经征服了耶和华。那是何等的大日,吃酒,狂欢,乱来!

9

耶和华的仆人来了,瞎眼,跌跌撞撞,由一个男孩领着,去到这根大柱子那里,耍把戏。娱乐的压轴戏就是要戏耍耶和华定意要毁灭这国的决心。然而,神命定去毁灭他们的那个人,这个国家却抓住了他,现在他们征服了他,在他们庆祝的压轴戏上戏耍他。

看到像这样的事,那岂不是几乎要了你的命吗?想想本该是,这个故事没有必要讲出来!但它像那样被写出来或许是为了告诫我们。现在,他被羞辱、被制服、被打败了,站在支撑那房子的两根柱子中间。
10

那是今天教会何等的一个象征!那是一个堕落种族何等的象征!他们出卖给了世界和我们在这里要征服的东西。教会已经出卖了她的道德,出卖了圣经,出卖了力量,完全放下了她的剑,在耶稣基督再来的迹象临近的时刻,遭受羞辱;她本应当被洗净,毫无斑点、毫无皱纹,站着迎接她的新郎。

11

我们看到这是何等的一幅图画,象征道德腐烂临到了国家、这个国家。我不想在经文上讲太长时间,这样我就能快点讲完。但除了神的圣经之外,我可以用教会、国家、政治以及今天你能按手在上面的一切事来作为象征。道德腐烂了,人类本身处在可怕的状况中!

无神论者和不信者可以指着教会的面(他们本该有今天的信息),问他们说:“这一切是什么意思?”他们没有答案;他们没有答案。为什么?他们行事像参孙一样。他们投降了。
12

看到他站在那里,我们会说:“这就是参孙吗?”让我们画一幅这个大能勇士的图画。今天下午,让我们画一幅他的画,他有宽宽的肩膀、庞大的身躯。这个大块头的人站在那里,瞎了,被绳子绑住,被领到地板中央,被羞辱,被制服,被打败,天上伟大的神正往下看着他。而在底下,他的批评者,醉酒的士兵也往下看着。

我能想象,他们站在那里,许多非利士人听见他的名,甚至吓得脚发抖。参孙曾经是个大能的名;基督教也是,教会也是。我要把这个场面跟教会对照一下。参孙的名曾让人们晕倒,因为他是这么一个人,他们从未见过像他那样的人。他的力量超过了当时世上的任何人。他们没有任何东西能跟他相比拟。当他们看到他以那个光景站在那里时,许多人都记得他。
13

许多人从楼座上往下看,都记得看见过以另外一种姿态站立的他。一天,他手里拿着一根驴腮骨站着,一千个非利士人躺在他周围,他们逃向岩石后面寻求安全;他站在那里,用手指示意:“如果你们还想要几下,就过来吧!”但现在看看他。

一天晚上他被一个妓女说服了,去到了迦萨城,很多非利士人用重达几吨的大城门,包围了他,并要捉拿他,打发人去叫士兵,说:“现在我们抓住他了;我们包围他了。”就像魔鬼一直想要做的,把你包围在某样东西里面。
14

但记住,第二天早上参孙醒来时,哦,是那天晚上,看见他被包围了。他可以往后摸后脑勺,仍然知道他是神立约的一个儿子,没有一样东西能围困住他。教会曾经也像那样站立。他怎么做的呢?他站起来,走到街上,把城门从插销上卸下来,扛在肩上,走上山顶,坐下了。

那天下午许多站在那里的人都记得那件事。但现在看看他,瞎了,被戏弄,成了敌人的戏耍。他曾经拥有用来保护自己、他生到世上要实现神的成就所需要的一切能力,都因一个女人而从他身上被剥夺了。
15

我想,同样的事也能适用于今天,一个假装是基督新妇的女人,把她的教训奠基在一杯盛满她可憎之物、淫乱的污秽上。她把她那淫乱的杯倒进神教会的嘴里,这教会被兴起来是要显神迹奇事,照着耶稣在《马可福音》16章最后的命令所要做的。现在,我们发现,她把对神忠心的一小群人组织了起来,正如她自己所做的一样,让他们遭受被剥夺,否认神的大能,否认圣灵,否认说方言的大能,否认圣灵叫死人复活、医治病人和赶出污鬼的大能。呐,非利士人拿你来了,你现在要怎么办呢,被剥夺吗?

哦,必定有什么事闪过了那人的脑海!
16

我们看到必定有什么事闪过了非利士人的脑海。他们知道参孙。我听见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探过身去,可能说:“我记得你说’参孙’的时候,每个非利士人都会跑,像老鼠钻进洞一样。我听见那个时候你说,一千人正在穿越沙漠,他们说:’参孙来了,’他们就会扔掉武器,拼命寻找安全。”

但现在看看他。他正处在一个可怕的境况中,被绑住,都因为他向一个女人妥协了。正是这件事造成的。这女人剥夺了参孙的能力;她一直想要找出参孙的力量藏在哪里。她知道参孙是个高大的人,但他们也有高大的人。这位大利拉,她是个真正的耶洗别。她知道要如何讨参孙欢心,让他向自己求爱,说她爱他。但一直以来,她都想要探出参孙的力量藏在哪里。
17

耶洗别对教会所做的事也是一样的,她一直探听,最后发现了力量是在哪里。力量是在道中。“道就是神。”最后她发现了那力量是在哪里,就把他带到了罗马的尼西亚,剃掉了他的发绺。现在,他们把剩下的拿去,正带他们回到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再次把他们的发绺剃掉了。那是不断地剃,把这个拿掉,“这不是那个意思。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这个、那个和别的那样的事。”他们,他们发现了力量是在哪里,用洗礼、握手和各种其它的东西来取代了神真正、毫无搀杂的道。

18

这道就是神,被赐给他的教会来打败世界、魔鬼和疾病,赶出污鬼,不是宗派被赐予了教会;而是道被赐给了教会;那是教会的力量。但他们把这个切掉,把那个切掉,他们剃掉这条发绺,剃掉那条发绺,直到今天她被剃光了,好像一个天主教徒修女,被剃光了,最后接受了一堆人造的教条作她的教义,跟先知说她所要做的事一模一样。今天她站在这里遭受羞辱。天上的神拣选了没有学问的渔夫等人,进到那人里面,证明这道,即他仍是神,他们无法就这道给他们的会众答复,因为这道不跟任何宗派联系。她羞辱地站着,她本该大有力量地站着。

19

巴不得教会今天像在五旬节那天一样站立,巴不得教会今天像在爱任纽的日子、在圣徒马丁的日子或在玻利卡的日子一样站立,在教会否认任何神的道之前,就步入了死亡中!爱任纽、马丁、所有那些人,紧守奉耶稣基督名的洗礼。他们每个人都紧守圣灵的洗、众先知、神迹和奇事。

可是今天他们离开了这些。发生了什么事?大利拉知道力量在哪里。她能让那些神学院离开那道,转向她所拥有的一些人造神学,然后就很容易捆绑和带领他们进入世界基督教协进会,这个教会协会中。
你说:“你没有任何权利。”
我仍是美国公民。我有权利自由演讲。没错。当然有。注意,那绝对是真理。
20

哦,当时他站在那里,瞎了,他该有什么样的感觉,什么事闪过了他的脑海?

耶洗别知道,哦不是耶洗别,是大利拉知道,如果她能把参孙的眼睛剜了,那就成了。
那绝对是这末日的大利拉对教会所做的事,把教会的眼睛剜了,看不见神的应许,把你出卖给了一些大知识宗派。每个人都喜欢买,说:“我属于第一教会。我属于这下面。我……”瞧,只要魔鬼能把你的眼睛剜了,你就看不见神的道和神的应许了!不管它听起来多么愚拙,那都是神的应许。
呐,我不是在认可派系,根本不是,凭着那些派系的工作,就可以认出它们来。神的教会也是凭着他们的工作,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但我想要说说大利拉对参孙所做的事。
21

呐,让我们站在参孙旁边,当他站在那里时,必定有什么事闪过了他的脑海。他曾经赢得的一切大胜利,必定掠过了他的脑海。现在活动开始了,下午的娱乐就要开始了。那个要被消遣的人正在思想他是什么,他站在这里思想他是什么。但因为某个女人引诱了他,画面从他应该成为的样子被改变了。神把参孙兴起来要毁灭那国,那是神带他到世上来的目的。

巴不得神能找到一个人,他所需要的只要这个,一个能完全向他降服的人。神不用一支军队,他从未使用那个;他只是使用一个人。
22

呐,参孙把他的力量交给神用,但没有把他的心交给神。他把心交给了大利拉,把他的力量交给神。

但你必须把魂、身体、灵、力量和你的一切都交给神的旨意,成为他的一个囚犯。你要成为某个人的囚犯。你不属于自己。你是某个人的囚犯。你要么是魔鬼的囚犯,知道这个真理却不向它降服;要么成为这道的一个囚犯,降服于神;要么这个,要么那个。你要么是魔鬼的囚犯,成为罪;要么是神的囚犯,成为义。你要么是这个,要么是那个。
23

呐,参孙想起了他所赢得的伟大胜利。毫无疑问,这些胜利浮现在他的脑海,他小的时候,神就印证了他,告诉他的妈妈必须怎么做:不可喝浓酒,要留意饮食,因为她要生一个拿细耳人。妈妈怎么梳理他的头发,告诉他:“儿子,借着这几绺头发,这是跟神立的约,表明你的力量隐藏在这里面。决不要把它泄露出去;决不要泄露你的秘密;决不把它交出去。不管你做什么,都要持守这秘密。”

24

耶稣基督告诉教会:“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若有人从它删去一个字或向它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现在,教会应当思想这点,因为我们正处在这混乱中,是在主耶稣再来之前的时刻,被提随时要发生。

25

我们可以回头指着过去日子、改教时、爱任纽、圣徒马丁、帕特里克和那些反抗这些组织之人在过去的日子里所赢得的伟大胜利。

路德出来反抗那第一个组织—天主教会,跟随他的那群人又回去,在他去世后形成了组织。
约翰·卫斯理从英国国教中出来,卫斯理一离开,他们就在他身后组织了起来。
早期的五旬节运动脱离了宗派。那对你来说是个咒诅的字。但是,“正如狗吃它所吐的,猪回去打滚,”你们生来要打败的那东西,你们又回到它里面去了。哈利路亚!这也伤了我的心,甚至超过想到从前大衮赢得了对参孙的胜利。我看见耶洗别掌控了教会。故此,我整个人里面的一切力量和每根神经,都竭力反抗那东西,呼召教会回到悔改的位置上。你们的妈妈、爸爸从那些组织中被驱逐出来。他们从组织里出来,反抗组织,现在他们的孩子却转过身来,又回到了他们脱离出来的那东西里。那岂不是参孙的写照,是大利拉所行的事!
26

我们本该让这些伟大胜利的思想闪过我们的脑海。我没有时间讲这些,要向你们遵守诺言。

神为了这个目的把他兴起来,现在他却站在两根柱子中间,瞎了,被打败了,被羞辱了。他仍然跟从前一样是大块头,但他的力量没了。
教会也是,它在会员资格上比从前更加强大。但这道—被彰显出来的力量,在哪里呢?因着你的割除能力的组织,它从你身上被切除了。
参孙辜负了神;他不但辜负了神,还辜负了自己的百姓。他是个彻底的失败者。现在,他成了一个神将他兴起来要毁坏的那国的囚犯。
今天下午,最后的教会组织—五旬节派站在这里,就像参孙一样被打败了。你可能不相信这个。但如果你向道打开你的心,你就会看到那是真理。
让参孙耍把戏作消遣。
27

不久前,我说过。这些全福音商人,我同样爱他们,在他们的杂志上,写着:“圣父某某某牧师。”你们贫穷、被骗、瞎眼的五旬节派信徒!你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救主说“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吗?难道你不晓得魔鬼只是把某个被从其中一个组织踢出来的人带到这里,只是在使你作笑柄吗?他们不是在进来。你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说他们是。

这个被骗的教会出了什么问题?世界剜了它的眼睛。你难道不知道耶稣说那会发生吗?当睡着的童女去买油时,她永远得不到油。有睡着的童女:路得派、卫理公会和长老会。他们得不到油。他们可能说方言,跳跃,但那没有任何意义。我见过异教徒做同样的事,拜魔鬼的说方言、跳跃、唱歌、叫喊,从人的头盖骨里喝血、求告魔鬼、说方言。你不要倚靠感觉。神的道才是不会废去的。
28

教会在那里,被打败了,就像参孙被打败了一样,现在正在耍把戏。撒但是如何站起来,嘲笑他们,说:“瞧,他们宣称他们相信圣经,瞧!”告诉天上的众天使:“瞧,瞧,他们,他们,是的,他们是圣经信徒,他们每个人都是,看看他们都聚在一起。我要让他们每个人都放弃,是的。”要带领他们进去,跟圣经所说的一模一样。他们必须那么做。他们在那里,被打败了。大利拉;眼睛被剜了,这样他们就看不见真理了。

耶稣对法利赛人说:“你们有眼睛,却看不见;有耳朵,却听不见。”为什么?他说:“因为以赛亚这么说了。”他指回到神的道与先知。神自己,耶稣基督,重新提到他先知的道。
今天,圣灵正在领你回想:“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女人涂脸,穿短裤,举止像世人一样,剪短发,做各种的事,“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瞧,你自己的行为证明你不信。圣灵在道中,再次指回到神的道。
29

“哦,”你说:“我得到了圣灵。”当你吃药治病,如果没有马上见效,你最好换药,不然你就会死在罪中。

国家,这个目的,他们被兴起来所要毁灭的那东西,参孙现在是个受害者。
教会也是!被兴起来要使宗派主义和宗派里的世界羞愧,你们却进入宗派里。因着那么做,你便无法跟随经文,每个宗派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所以你失去了力量。那使人瞎眼的魔鬼!
30

让一个女人的引诱使他离开了神的道。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不是的。”这是神的道。大利拉带参孙离开了应许的道。

今日的耶洗别也带教会,引诱教会离开了应许的道、神的圣经。哦,同样的事,一码事!他们做了什么?让《启示录》17章所讲的耶洗别,《启示录》17章,那里描述了天主教会。他们也告诉你那是他们。他们不……他们自己的书这么说。他们对此毫不掩饰。多少人曾读过他们自己的著作?你知道那是真的。[原注:会众说:“是的。”]他们说天主教会被描述了。没错。记住,“她是淫母。她是个淫妇,是妓女的母。”瞧,那必须是各教会;没有儿子,有女儿,新教各教会,“妓女的母。”他们一组织起来,就做了跟从前一样的事,他们剥夺了自己身上的道,不得不跟从某个组织的指令。
31

我知道这不受欢迎,但它是真理。我没有大广播节目和电视节目的支持。愿神帮助我永远没有。我只要一样东西,就是耶稣基督通过他的道支持。让他印证我在借着他的道传讲真理;不是某个伪造的、表面相信的、不讲原则的事;而是真正的圣灵本身,他拿起今日的应许,显明它是真理。那是我渴望看到的一切。像耶稣说的:“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

32

瞎眼!哦,你说:“我们没有瞎。”你瞎了!圣经说你瞎了。每个圣经读者都知道这是老底嘉教会时代。多少人相信这个?[原注:会众说:“阿们!”]瞧,圣经这样说:“老底嘉教会瞎眼、赤身,却不知道。”那是很糟糕的部分,她还不知道。她比其它所有的教会时代加在一起还要糟糕。

33

“牛认识主人的槽或栏,驴认识它的槽,”他说:“我的百姓却不认识。”

瞎眼,属灵的瞎眼!向什么瞎眼?神的道。完全瞎眼,他们不想看见这道。你告诉他们;他们会说:“哦,是的,我打算那样做,”但没有一个人做。他们不能那样做,还继续他们在组织里的团契;组织会把他们踢出去的。
大利拉站在那里,剃掉了他的发绺。现在他被剪光了短发;就像剪了短发的女人,同样的事。看看她们,被打败了,像他们一样。
34

传道人,早期五旬节派的使者,你决不能使那些人相信他们自己的儿女会组织神学院,那是他们借着神的道所批评的,从里面出来的。没错。借着这些神学院,我们得到了什么?他们把世界带进了教会。一个老传道人过去常唱:

我们放下栅栏,我们放下栅栏,
我们跟罪妥协,我们放下栅栏,绵羊出去了,
但山羊是怎么进来的呢?
你们放下了栅栏,离开了神的道。当夏娃放下栅栏,转向撒但知识的推理时,死亡就进来了;神用来拦住他们的栅栏就是神的应许之道。我们用别的东西、信条取代了神的道,阿们!你知道那是真理。
35

今天的五旬节派信徒,我们得到了什么?太多的里基。“埃尔维斯”和“里基”这个词,你在别的日子从未听见过。那是一个词,是给今日的名字。它伴随着这个日子。它是有含义的。

你说:“名字没有任何意义。”那么,为什么神把亚伯兰的名字改成亚伯拉罕呢?为什么他把扫罗的名字改成保罗呢?把西门的名字改成彼得呢?为什么他改变自己的名呢?
为什么他把雅各改成以色列呢?一直到他跟主摔跤了,一直到他得胜了。当耶稣胜过了死亡、阴间和坟墓时,圣经说:“他有一个新名。”[启3:12]雅各得胜的时候。
如果教会能得胜,她就会停止说:“我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和长老会的。”当她能得胜她的信条和把她吸引过去的世界时,她就会回转,成为耶稣基督的新妇,耶稣基督太太,阿们!
我们看到参孙站在那里,何等悲哀的一幕!
36

女人留短发,穿短裙,涂脸;五旬节信徒自称是基督徒,在唱诗班里唱歌。

不久前我去到一座大城市的五旬节派召会,那里住着一个著名的大人物。聚会变得太大了,我不得不把聚会换到一个大地方,他们有经过挑选的五旬节派唱诗班。他们一点都不知道我正坐在帘子后面祷告。那排大约有三十五个女孩、三十五个男孩,要唱《弥赛亚》,每个女孩都涂脂抹粉,剪短发。当大卫·杜波莱西收取宣教的奉献时,他们举止好像他们是瞎子巴底买,东倒西歪地传递杯子。那是五旬节派的孙子。那不是拥有圣灵洗的、五旬节派的神的仆人。圣灵不会嘲笑自己的道。他不可能嘲笑道还仍是圣灵。但你们去到了那个地步,哦,参孙,真该思想一下。
记住,这些磁带会被录音,并送到全世界。我不只是在对这里这群人讲话。
37

参孙开始想起他的错误。哦!他开始想起他曾经是什么样的。

五旬节派,要思想一千九百年前你是什么样的。教会,天主教、新教,要思想一千九百年前你是什么样的,看看今天你是什么样。查考一下。
大约还有八分钟,我要遵守诺言。
注意,当他站在那里时,哭了,他开始想起他的错误,他开始思想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他瞎了,因此,他再也看不见了。他,他接受了别的东西。因为爱这个女人,正是这个抓住了他,后来那女人弃绝了他。
38

哦,我可以在这里传讲撒但给教会设置了何等的一个陷阱!让你们的眼睛瞎了,看不见真理,当时正是这个使他们得到了你。巴不得你能知道这点!有朝一日,神要向你们证明,兽的印记是什么。嗯嗯。注意,曾经瞎眼,现在她站在那里。

参孙站在那里。他开始记起他犯错的事,他在哪里离开了那条直直的窄路,在哪里离开了神的应许。他哭喊:“主啊,报剜我双眼的仇!”为什么他这样做呢?他知道有一个可能。
现在是我要你听的地方。
39

参孙必定冥思苦想,他在什么地方离开了那道路。那时他看到了,但太迟了。他看到了,他在哪里离开了道路,他想:“必有一个可能:神会回答的。”他知道如果他能悔改,让神看到他为自己的错误感到难过,就有一个可能:神仍然会成就他的应许。

神必这样做。他要这样做。现在也一样,神要得到那教会!你们不要担心,她会在那里的。圣灵必在教会中大大地运行,直到教会和基督成为同样的灵。路德在称义中站起来了;卫斯理站在成圣之爱的心跳中;但现在这是成长到头了;瞧,比那个大多了。她形成了宗派,农夫出来修剪葡萄树;他们死了,他们从未再头;他们永远不会再回头。但仍然有一粒生命的种子正在发芽。
40

注意,参孙想到必定有一个可能。他抓住了这念头。

但很悲哀的部分是,今天,教会没有明白这点。他们不晓得有一个复兴的可能。他们不晓得这个可能。他们还没有得到异象。他们只是坐着。
“哦,”他们说:“呐,伯兰罕弟兄,你正在做什么?”
哦,我知道你们拍着手掌,有很大的聚会,闪烁着世俗的亮光。你必须要去最大的地方;你必须有最多、最好的娱乐;你必须做这事、那事或别的。你的牧师必须是拥有博士学位的神学学者。不然,你无法告诉你那里的邻居说你的牧师是从那边玉米地出来的小人物,但他却得救了。他是,“我们的牧师是某某某文学博士。”对我来说,那意味着他离神更加远。就是这样,离神更加远,因为知识总是会带他远离神。哦,你因学识而闪光。
41

另外,今天,关于许多摩登福音传道人的另一件事,从五旬节派一路下去,都是一堆好莱坞的表演。是的,你肯定是在闪烁那个的光,像鱼神大衮厅堂里的金属箔一样。但那金属箔和学问,闪耀着极大亮光的知识表演,让广大民众看见失败等等,所有像那样的事,对福音的知识概念等等,那带不来神的能力,无法叫女人停止剪短发,让男人举止像他们本该有的那样,接受他们在家里的位置,像他们本该有的样子养育孩子。那带不来神的灵。

参孙站在那里,像从前一样是大块头。
42

教会在会员上比五十年前更强大,但神的灵在哪里呢?哦!神的灵在哪里呢?我看见了好莱坞的灵;我看见了世界的灵;我看见了魅力的灵。我走遍全国,十五年来一直在传道反对它,它却一直更糟糕。我能看见它,我能看见那个灵在那里。但神的灵在哪里呢?他能抓住神,当道彰显出来时,能认出这道本身,能认出真理。只有神的灵猜能那样做。没错。你可以接受闪光、高雅、表演。

参孙拥有像从前一样高大的身体,但他的力量从他身上被除去了。
43

教会,今天的五旬节派站着。我相信,三年前,天主教会的《星期日访客》说他们“一年有一百万皈依天主教的,但五旬节派教会有一百五十万,比天主教更多”。瞧,当你得到那个时,你得到了什么?我宁愿有五个能把生命交给基督的人。他用五个或一个投降的人所能做的事,比他用五千万个在外面的人所能做的还多。会员有什么意义?只意味着另一件事:即你瞎了,给妓女加添了更多的力量。是的。

注意,今天的教会不愿付出代价。
44

参孙做了正确的祷告:“主啊,让我与这些敌人同死。”哦!

就是这样。你不想向你的骄傲死去;你不想向世界上的事死去。
呐,记住,当我这样说时,我确实是在对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说话,瞧?我不只是在芝加哥这里讲;我是在对全世界讲。
你不想死,但那是有复兴可能的唯一方式。你这瞎眼的参孙,难道看不见大利拉蒙蔽了你的眼睛吗?你能把力量带回给教会的唯一方式,就是向那使你陷入这个世俗体系的仇敌死去。
参孙说:“让我与仇敌同死。”
45

有一个很大的代价要付。你必须向那把你带进这东西里面的事死去。你们五旬节派的人,必须向那把你带到你今天下午所在地步的东西死去。你必须向它死去。

参孙愿意付上代价,再次在他的生命中得到神的能力。
我想知道,今天下午,这教会是不是愿意付上代价,与仇敌、那东西、你所有的名望、你所有的这个、那个或别的同死,为要看见神的能力再次降在你身上,成为耶稣基督的囚犯?
46

哦,我听见你们一些人说:“哦,是的,我们,我们有复兴。”但那是宗派的复兴。一神论想要把所有三神论的都变成一神论的;三神论的想要把所有一神论的都变成三神论的;神的会想要接管神预言的会。一个想要接管另一个,变成更大的宗派。难道你不晓得你只是在迎合人吗?

我们是弟兄。没有一个宗派能分隔神的爱。我们是弟兄。“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
你说:“那你还冲他们叫嚷什么呢?”
47

爱是纠正。如果爱不纠正,那就不是爱。如果你看到你的孩子在街上,不给他在屁股上来一点原始的刺激,你就不是个好爸爸。但一个真正的妈妈或爸爸会把他翻过来,用巴掌打他,让他知道他必须离开大街,不然就会灭亡。那才是真正的爱。但如果说:“朱尼尔,亲爱的,我不知道。你,或许你不该在白天的这个时候到外面来,在这末世,车开得非常快。”哦,废话!你这娘娘腔的传道人,没有胆量拿起神的道,称白是白、黑是黑,对是对,错是错。但他们却这样做了。

48

是的,我们有不错的复兴,但看看你们在这些复兴之后的道德,一点也没有改变,一直在离神更远,转向世界。注意。

参孙知道如果他的祷告蒙应允了,会发生什么事。
但我们还没有权衡得失。如果神应允了你的祷告,成为一个真实无伪的神的孩子,会发生什么事呢?你知道那时你就从你的宗派里出去了。还有那些跟你玩桥牌的女人等事呢?哦,不!你完了,就是这样。最好先权衡一下得失。
但参孙说:“让我死吧。”他愿意付出代价。他知道。
49

现在仔细听听这个评论。他知道他目前堕落的光景无法迎接那时刻的挑战。然而,他在肌肉上跟从前是一样的。他的身躯像从前一样高大。他的肌肉跟从前一样大,能随时举起双臂,或许更大,因为他一直在干更重的活。

我们有了更好的教会,更好的建筑等等,但我们属灵上的力量在哪里呢?哦,我们在这个国家可以投票。肯定的,我们可以做这些事,但那不是我所讲的。我讲的是神的同在在我们中间被认出来。那是我们应当为之而活的目的。
参孙知道他堕落的光景无法迎接那时刻的挑战。
教会现在也是知道的。我们在这个光景下做不了。你做不了。宗派无法印证道;它否认道。它一形成宗派,宗派本身就否认了这道。关键是那东西本身,你一开始就站在对立面了。它否认道。一直以来……
50

我只有一两分钟了。注意,我现在要快点,遵守诺言。

非利士人一直都站在那里,这些想法闪过他们的脑海;我希望也让一些想法闪过你们的脑海。他们从未注意到参孙,他的想法闪过他的脑海。或许他们传递酒瓶,又喝起了酒。他们好莱坞的佳人站在那里,口里叼着香烟,这在那个时候是如此的一件事;我认为她们那个时候不会太下贱。把头发推上去,又喝了一口,大喊:“喂,约瑟或约翰,你到那边的某处去!昨晚我们一起打牌了,在外面参加了一个大型晚会。”[原注:磁带空白。]
51

“有一个可能,神会垂听我。有一个可能。”当他想的时候,非利士人没有注意他,这个小男孩松开了他的手,走到后面。他说:“把我的手放在柱子上。”“有一个可能。”哦!

我希望教会能看见这点。一个真正的复兴可能。
他做了什么?他向神抬起眼眶(他没有眼睛);他们从未注意到他的嘴唇在动,他在真诚地认罪。
我们需要的不只是一些:“主啊,赦免我、吉姆、乔和我们所有的人,阿们!”我们需要一次真诚的清理,从讲台一直到看门的。
52

他们从未注意到泪水从他那双曾经有眼睛的眼眶里流下来;他们从未注意到他的嘴唇在动。他的眼睛,咸的泪水从眼眶里淌下来。他想要神再次印证他的道,证明,正如我今天对这位大利拉说的,哦,是这位参孙,“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再来一次,”他想:“它会发生的。不是一个新的宗派,不是一个新的派系,而是从你来的被印证的道,神啊!我知道你仍是神。我瞎了。我出轨了。我不配活下去。让我与这些仇敌同死。你兴起我来毁灭他们,我辜负了你,主啊,但有一个可能,你会垂听我。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他非常认真地祷告。他知道什么会临到。“主啊,只要再来一次!让我再次看见耶稣基督像他昨日那样!”当他做出那个祷告时,泪水从他的脸颊往下滚落,他真诚地认罪!
53

那正是教会所需要的。承认你错了。不要在乎琼斯博士说什么,或其他任何人说什么。如果你离开了神的道,就承认你错了。呼喊:“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在这些宗派身上报我瞎眼的仇!主啊,赐给我力量用你的印证震动这个宗派世界。赐给我力量,主啊,再次证明它!”

他知道,如果他的祷告蒙应允了,会发生什么事。他知道,非常认真地呼喊:“再来一次,主啊!”他还在祷告,真诚地承认时,他身体里的每根神经就开始颤动了。
神啊,巴不得耶稣基督的身体能像一个人一样站立,每根神经和每个肢体再次以真实的圣灵的洗开始颤动;不是以新的会员,不是握手,不是某个信条。
54

当力量开始运行到那些大块的肌肉里时,每根神经都开始扭动了。他开始再次觉得身体正常了,他扭动了身体。当他扭动时,高大的墙便倒塌了。

今天我们需要做的一切,就是要看到这些宗派的墙倒塌,在神面前有深深的诚意,医治这些被蒙蔽、看不见神话语的瞎眼。
那是参孙所赢得的最大的胜利,因为他愿意认罪,杀死了他先前被养大要毁灭的一切仇敌。
55

五旬节派啊,今天下午你站在你的岗位上,在你履行神话语的职责中。悔改吧,大声呼喊:“主神啊,再来一次!”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你最好在你的仇敌毁灭你之前先毁灭他们。没错。把老式的祷告会、真正属神的悔改和整夜的祭坛事奉带回来。五旬节派啊,听我讲!离开,哦,离开耶洗别在你们中间造成的这种腐烂。离开它,快快地离开它,回到主的道上,远离这个好莱坞的表演。全心地转回到神的道上;转回到圣灵的大能上。你们女人穿着像女人,男人举止像男人,像神的儿女。转身吧,转离这个正在使你窒息和使你蒙蔽的耶洗别体系。愿神帮助我们有一个真正的悔改;不是半心半意的,你不能那样做。

56

今天,此刻当我的时间用尽时,我认为我们应该站起来,手举在空中,哭喊:“主啊,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

让我们起立,每个愿意这么做,要看见一场复兴,准备向这个好莱坞的表演死去的人;每个准备死的人,要看见“神的能力临到锡安,带着喜乐,在他圣山的遍处,这一切既不伤人,也不害物”。
让我们举起手,哭喊:“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主啊,赐下圣灵,有一阵大风吹过,像你在五旬节那天做的,阿们![原注:会众继续祷告,赞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