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803B 投资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现在我们低头,跟主说说话。

我们的天父,我们真心为这段时间而感激你,因为我们又能站起来向芝加哥这座城传讲福音,因为看到他们的人民得救是这里这些人、这些基督徒心头的事。父啊,我们知道,若不是你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你这里来,耶稣这么说的。我们相信,现在躺在这座城里的每粒预定的种子,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止他们领受福音的光。你必,主啊,你必应允这事;你必看顾它,确保这光会去到那里。你给出了这信息,我相信你能够,也必把那些你所预定要看见这光的人带进这福音的光中。
父啊,当我们让我们的光照耀,并付出自己的努力,照我们所知道的一切方式,传讲这夜晚时候的伟大福音;罪恶的真实浪潮正在涌进来,各方面都是不信。哦,那么多可怕的事正摆在我们面前。但我们有这保障:“当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神的道必立起一个标准抵挡它,”[赛59:19]父啊,你应许了这点,所以我们感谢你。
今天,当我们安稳下来时,求你帮助我们。我为今早的禧年而感谢你,还有这些美妙的歌和见证,以及所成就的各种事。现在,愿我们仰望你的道,主啊,从这道中汲取今日所需要的力量。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

大家请坐。衷心感谢你们的友好邀,让我能来到这里跟你们在一起。呐,我想谢谢这里这位可爱女士唱的歌,唱得太棒了!我相信这是我第一次听她唱歌。当然,我们的麦尔·约翰逊弟兄在那里,我请过他唱那首歌:“记念主。”我们在家里已经录下了,但我想重新录一下。

比利·保罗,我想他就是靠那些歌生活。他把那些歌放在……他们在办公室时,一直给那些从世界各地来了又去的人播放那些歌。你来到办公室,就会听到麦尔·约翰逊弟兄经常在那里唱,是在磁带上。当我觉得有点疲惫厌倦的时候,我就下去,坐在房间的某处,把其中的一个喇叭调大,我就会再听一遍。
3

所以我们,我们为这些优秀的歌手非常感恩。我想到了当我们越过约旦河的时候。我想听见麦尔·约翰逊弟兄金子般的嗓音跟艾纳尔·埃克伯格和许多越过河的伟大歌手调和在一起。我们仰望那个时候。

我要感谢我在这里的好朋友李维尔博士,一位以前的浸信会传道人,非常优秀的学者和杰出的人,这个星期他站在我面前,以他事奉的方式带来这事工,在这里的聚会中给了我极大的帮助。
4

我们在举行那些聚会,为病人祷告,我们称之为“医治聚会”,许多时候就在会众面前。当然,我们晓得我们不能医治人,我们只不过是为病人祷告。

不久前,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医治了某某某吗?”
我说:“我一生从未医治过任何人。但我收到了一些在祷告上的直接回应,因为耶稣应许了这点,我相信它。”
5

我记得这位伟大者—圣灵被拍下来的那个晚上;从《出埃及记》13章22节,我相信是,或者是21节,说:“火柱必在你们前面行,领你们的路。”那与摩西同在的火柱怎样在他们前面行。

后来它彰显在一个叫耶稣的人里面,他就是神的儿子。他说他从神那里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
后来当他回来以后,升上去之后,他对圣徒保罗来说是何等伟大,他出现圣徒保罗面前,保罗被击倒了。呐,他是个犹太人,决不会无缘无故称那是“主”。“主啊,你要让我做什么?”瞧?他知道那是跟随他的人民或带领他的人民的同一个火柱。这就是为什么他称那火柱,“主啊,你要让我做什么?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
6

呐,在这最后的时刻,看到它又回到我们这里。那天晚上,它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第一次被正式拍了下来。一个弟兄,一个浸信会的传道人正在跟博斯沃思弟兄讨论,讨论神的医治,或许你们这里有许多人当时就在那里;那人说我是个神的医治者,是贝斯特博士那样说。

我说:“如果传讲得救的福音,相信主耶稣医治病人,因为神的道这么说;如果那会使我成为一个神的医治者,那也会使一个相信救恩的人成为一个神的救主,因为那是同样的道,你瞧。”他既是耶和华以勒,又是耶和华拉法。
7

神所有救赎的复合名字都在耶稣基督里面得到了体现,就是在那里,这些名字被显明出来并彰显出了神是怎样的。在那里,神伟大的属性,甚至在他是神之前,在有……神是个敬拜的对象。他在成为那对象之前,他仍然是神。他是永恒的,这些属性都在他里面。它们只是展示自己,成为父、子、救主、医治者。那只是神的属性在展示自己。所以,我们感激神,我们有幸靠着神的属性享受这美好的团契时间和我们得救的保障,他是救主。愿他的名得着称赞!

8

呐,我要感谢维尔弟兄,一个能够解释这些事的人。我不是一个神学家,任何人都知道。我没有受过教育。

我听到了这里这个从慕迪圣经学校来的弟兄站起来,我想:“哦,真希望我有那个男孩所受过的教育。”我相信神赐给他这个异象,必使用他。
当我顺着这条路上走时,我老了,这些年轻的人要站出来拿起这福音,以一个比现在更大能的方式。随着这些世代过去,仇敌进来,神继续兴起越来越高的标准,直到最后我们与基督相遇。不管怎样,那是我们盼望要看见的。
9

呐,要记住这个礼拜和要结束的聚会。每一个人,甚至是所有的宗派都受邀请。

呐,趁着这个机会,我可以这样说。千万不要让这个出现在你头脑里,说我是反对那些人。我爱那些人。是宗派的体系破坏了团契。那是……我现在要去南非,自从上次我到那里,我就一直受到邀请,因为我们有了一些全福音商人团契分会。我不属于任何组织,只有这个全福音商人团契,然而它不是个组织;当它成为组织时,那时,当然我就得离开它了,因为我……它是个组织,组织主义没有问题,但不能成为一个组织。所以我们……
10

在非洲的一群人,像在东部,那是一群说英语的人,五旬节派的神召会。而在西部,是讲南非荷兰语的,就是布尔人;从布尔人、荷兰人,他们有他们所称的南非荷兰语信心会,非洲的,非洲使徒宣教会。

那里有两个部分,两个分支。他们施洗,三位一体的洗礼,其中一个施洗,我想,是三次面向前方:一次为父,一次为子,一次为圣灵,使神成了三位神而不是一位。另一个施洗是三次向后,一次奉父的名,一次奉子的名,一次奉圣灵的名;三次不同的施洗,一次为父,一次为子,一次为圣灵。
其中一个说:“瞧,我们受洗归入主的死;他死的时候,是向前倾的。”
另一个说:“谁埋葬人是脸趴着的?你是背朝后埋葬他。”所以他们就那样做。
他们每个都给我写信,做这个声明:“伯兰罕弟兄,非洲正在呼唤你。马上来,但你会教导这个教义吗?”瞧,我不可能因像那样的事过去,瞧?我从来没有。
11

我被按立为宣教浸信会的传道人;我对我浸信会的弟兄怀着极大的尊重,我爱他们,但由于这个恩赐不是差遣给浸信会的,不是差遣给长老会的,而是给教会的。我必须站在他们中间,保持独立;不是跟他们无关,而是跟他们是弟兄。我相信,就像雅各所挖的第三口井,那里有给我们所有人的空间。我相信这点。在泉源处有空间给我们每个人,给凡愿意的人。

12

呐,当然,我的确有,瞧,我不想称“对手”,但我有一些不接受这信息的人。瞧,我不能对他们有坏的想法。耶稣在地上的日子也有同样的事,每个人都有。每次神的信息,世界从未接受它。但那并不会给那个人或那些人或那个组织造成一点怨恨。它仍是一样的。我为此非常感谢神。那是我知道我已经出死入生的证据之一;不管弟兄们做什么,我仍然爱他们,你瞧。在我心里,我爱他们,瞧,因为那是神放在我心里对我弟兄们的爱。愿主祝福你们。

13

呐,在我们就近这道之前,我想请我的一个亲爱的朋友,坐在这里的一个年轻传道人,他有点爱多想。他和他妻子过去一直来我家,他会干坐着,不愿说话。他只问一个问题:“伯兰罕弟兄,你是怎么想的,主呼召我去到事工场上吗?”我看到了这个来自优秀圣经学院的年轻人的潜能,只是他还是有缺乏。就像摩西拥有一切的训练,摩西所缺乏的,就是燃烧的荆棘拥有的。那也正是鲁德尔弟兄所缺乏的,就是燃烧的荆棘所拥有的,一天它着起来了。我相信,弟兄在杰弗逊维尔城外那里有一个教会,在真正地为主继续做工,是我们伯兰罕堂的姐妹教会之一。

我想请唐·鲁德尔弟兄,我看见他坐在这后面,请他站起来,献上祷告,祈求圣灵今早来使用这道,就是照着神看为好的使用方式。唐弟兄,当我们低头时,你是否可以上来。[原注:唐·鲁德尔弟兄祷告。]是的,主啊,阿们!
14

现在让我们翻开圣经来读,当我听了这个商人之声后,我改变了今早我本想讲的,心里想说的话。你知道,我自己对这经文有个小小的看法。让我们翻到《马可福音》10章,从17节开始,我相信我是这样把它记在这里的。

17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18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19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20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21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背起十字架,跟从我。”22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地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
愿主在所读的这道上加添祝福。
15

关于全福音商人团契,我想要说几句话。他们一些人,我们传道人都知道,有人对我说:“喂,你是个传道人,干吗跟那些商人混在一起呢?”

我说:“我是个生意人。”
他们说:“你从事的是什么样的生意?”
我说:“永生的保障。”瞧,不是保险,是保障!
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
我今得先尝荣耀喜乐!
为神的后嗣,救赎功成,
由圣灵重生,宝血洗净。
我想要说,由于这里都是商人,商人喜欢谈论商人的话题。我想对商人说,还有坐在这里的女商人,我想先取这个题目,称之为“投资”。
16

呐,大多数的商人都对良好、稳定的投资感兴趣。如果你是个商人,你也会对此感兴趣。商人总是在寻找某个良好、稳定的投资。你知道,那是我们感兴趣的好事。今早我想对你们讲讲我所知道的最好的投资。我要你们仔细听:“投资。”

17

呐,这不是个……让一个商人去冒险,根本不是上策。毕竟,冒险就是赌一把,赌一把是错的。我们不要在任何事上赌一把,因为那是不对的。这里的一些人,“一夜暴富,”你知道,某个经纪人或某件没有被很好地证实的事,但他可以向你介绍一些听起来很好的事,你会说:“哦,天哪,”你就投入了进去。当你这样做时,首先你知道的是,你发现自己破产了。但如果一个人是个优秀的、明智的商人,他必须先努力寻找一个已经被证实的生意,一家可信赖的老公司。

呐,接着,商人把钱放在口袋里并不是件好事。如果你不……如果你把钱放在口袋里,它就不会带给你任何收益。但你必须把钱用在某个地方,把它投出去。然后,留心你是怎么处理它的。
18

呐,我认为,我们所要讲的有点是商业术语。我认为,我所要说的,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来思想它,是件符合逻辑的好事。呐,我们发现,如果你……今天我们在世上有太多叫捷径和“一夜暴富”的东西,他们到处出现。

我有一个朋友,刚把他毕生的积蓄投在那样的东西上,有人告诉他:“你把钱投资在这里。这个就是了;这个就是了。”这人看着摆在他面前所描绘的蓝图,就把他毕生的积蓄都投在那个上了,一夜之间就失去了他的一切,就几天的工夫。那公司关门了,他们跑了。呐,一个人玩那样的把戏是最愚蠢的。一个好的、明智的思想者不会在那样的条款上做生意,瞧。
19

首先,你应当调查你要打交道的公司。如果那公司不好,不管他们给你提多好的建议,你都不要去做。如果你是个好商人,你就不会冒那样的险,把你毕生的收入投资在那样的东西上。

呐,讲到这个,对比而言,有许多宗教的事在这末日出现,那是“隔夜去做”。今晚你是酒巴的歌手,明天你就在传福音。我不支持像那样的事。不,我认为一个人必须先经过验证。
20

我认为那就是我们许多五旬节宗派在那里降低了一点标准的地方。因为,今晚我们以一个女人为例,她是某处台上的脱衣舞女,第二天晚上她就在这里的某处唱歌,去到外面,胳膊下夹着一本圣经,“主呼召我去讲道。”我不怀疑那个。那没问题,但我认为那个女人应当先经过验证。没错。让它证明,让种子生长一会儿,看在那种子背后是什么样的生命。

因为,甚至连跟她交往的人都不相信她的见证,也不信他的见证,无论是什么,如果他们一个晚上看见她,或一个晚上看见他在酒吧里,第二天晚上就带着福音在外面。他们说:“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恶作剧?”但当那女人在城里过着像那样的一种生活,有一段时间,在人们周围,直到他们看到那个女人里面有个改变,那么她的见证才站得住。在那个时间之前,她最好活出那生命,直到被证实了。
21

呐,我们不想要这种“一夜暴富”。我们也不想把钱留着,因为如果你把钱留着,我说:“贼会闯进来把它偷走。”

如果你心里有某样从神而来的东西,你却不愿把它表达出来,等等,只是一直拖延,“哦,以后,以后。”你曾经拥有的那个要事奉神的小愿望,就会被从你身上拿走。魔鬼会进来,把那个偷走,然后你就没有任何事奉神的愿望了。
所以,即便是你有最小的愿望!今早必定有某个东西把你带到了这早餐会上。有某个东西。“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必定有某个愿望,不然你根本不会来这里。呐,不要让那个愿望陷入到某个“加入”或“握手”或“点水礼”之类的东西里。我们当找到那个真正被证实的公司,某件确实没问题的事。
有一些良好、可信赖的公司有很大的红利回报,那就是你要做投资的方式,就是某个有价值的东西。
22

我在想,之所以今早我之所以因着这群人想到了这个,我相信是这个年轻富足的官长,这个年轻人,我们都知道他,被称作富足的官长。他是个年轻人,毫无疑问,有良好的品性。他在一个良好的家庭里长大,或许是在一个非常虔诚的家庭里,从他就近主耶稣的方式就可以知道。

你知道,耶稣对他说:“要遵守诫命。”
他说:“这一切我都遵守了。这一切我从小就遵守了。我已经遵守了这些。”你瞧,他有一个良好的背景。那有很大的意义,通常他或许决不会来就近耶稣的。
但耶稣身上必定有一些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跟他以前在会堂里所习惯的不一样。因为你瞧,耶稣是不一样的。
23

正如这里这个从慕迪神学院来的年轻人刚才所见证的,一个大地方,毫无疑问。但你瞧,一天,他发现了一样东西,瞧,那是不一样的,他被赐予了机会。

这个年轻人被赐予了机会做一项投资。作为一个商人,当然他是个官长,他的产业很多。耶稣知道这个年轻人有很多潜能,因为圣经说:“耶稣看见他,就爱他。”他必定是这样一种人,有很好的品性,他的接近方式是尊崇的。
24

他从未跑上去说,像今天的某个小里基说:“喂,你!过来这里,讲道的!”那不是他接近的方式。

他走上去,说:“良善的夫子。”瞧?“夫子,或教师,我当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呐,你瞧,他在耶稣身上发现了;虽然他遵守了诫命,虽然他忠于会堂和事业,但他在耶稣身上发现了能带出生命的东西。
25

呐,律法里面毫无生命;生命……律法,对不起,律法只是一个警察,向你指出你的罪恶,但它没有恩典来赦免你的罪恶。它只向你指出和告诉你你是个罪人。

这点被大大地扭曲了,以至带入基督信仰的只是个形式,只是说我们应该宣告信条或律法和基督教的议事程序。我们靠着知识很能够把这点介绍给世人。但你瞧,我们没有发现他们像所应该的那样接受它,因为它里面没有生命。瞧,我们,我们必须找到一样东西。每个人都在从那东西透过帷幕观看彼岸他所来自的某处,知道有一天他必须回到那里。每个人都想看见那个,都想知道彼岸是什么。
26

一个非常完美的写照。耶稣说:“污鬼离了人身。”你注意到他从未说“污鬼从人身上被赶出去”吗?但当他凭自己的意愿出去时,“污鬼离了人身,又回到这人那里,发现他所住的屋子已经打扫、装饰了,于是又去带了七个鬼、邪灵、污鬼,进入这人里面,这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糟七倍。”你注意到魔鬼是凭自己的意愿出去,又凭自己的意愿回来吗?呐,如果这屋子已经被人居住了,他回来时,就不能进去。但你瞧,他发现屋子被打扫并装饰了。

27

那是一个道德家的完美写照,正如今天我们想到一个男人,他试图以为他要去天国,就因为他停止了赌博或停止了跟不是他妻子的女人鬼混,或在元旦停止喝酒,翻过新的一页,加入教会,瞧?你看,他并没有,他其实并没有悔改信主。他只是个道德家。魔鬼让道德家出去,成为一个愚蠢的代表,其实,永活基督的真实大能并不在那里。瞧,他们……

28

世人想要看见基督。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枝子给葡萄树作见证,因为它从葡萄树吸取能量和生命。瞧,第一棵葡萄树,从这棵葡萄树出来的第一根枝子,他们在那根枝子背后写了一本《使徒行传》。我们看到圣灵在那第一个教会中行事的方式,那个五旬节的教会。后来,我们,我们相信如果这棵原本的葡萄树长出另一根枝子,他们也必在背后写出另一本《使徒行传》,因为它是在葡萄树里面的同一生命。

如果第一根枝子结出一串葡萄,后来我们发现外面有一堆枝子,上面结了西瓜、南瓜或黄瓜,我们就知道那不是葡萄树里的生命。
因此,我想,甚至在我们自称是五旬节派信徒的地方,也未能表现出基督阐明要我们表现的真实东西,即圣灵和圣灵的生命。瞧,有时候我们表现了感觉,我们表现了喜乐,那是好的,但还有比那更大的。有一个伴随它的果子,饥渴的人正在寻找圣灵的果子,这就是在耶稣里面的品质。
29

因为耶稣不只是一个普通人;耶稣是神,他跟神完全一样。不只是一个先知,尽管他是先知;他是神先知。他是神的一切所居住的房子。“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

神降下来成为人,受死。神作为一个灵不会死,因为他不能死。他是永恒的,他不能死。但神可以使自己到这么一个程度,能感觉到疼痛,能感觉和受苦。神作为永恒的灵不能受苦;但当他成了人,就能受苦,能感觉疼痛和人所经历的试探,像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一样,以及之后的每个人。
他必须成为那样,以便应验他自己的律法,亲身担当自己的律法。他不可能是第二位;不可能是第三位;他只能是那位,明白吗?他必须要那样。
30

今早,如果我拥有对这群会众的裁判权,跟主拥有对大地的裁判权一样,我会说:“如果任何人看这柱子,他就必须死。”这个坐在这里的年轻女天主教徒会看这柱子。瞧,我会说:“毕竟,她在这群会众中只是个新来的,让她受死”吗?可是我为她感到难过。我会说:“那就让这里这个男的代她死”吗?不,那不对。瞧,我会说:“我儿子比利·保罗,我要让比利·保我代她死”吗?那仍然不公平。因为,受苦落在别人的身上,使我跟这事隔离了。但我能公平、像神那样公平的唯一方式,就是代替她。我必须代替她。

因此,神必须彰显在肉身中,以便受死,这是他能受死的唯一方式,借着那个,神带来了救赎。这个年轻人在耶稣里面看见了比诫命更大的东西。
31

呐,我意识到这点,先生们,我们或许不在我们竭力代表的信心中,不要……我们是我们竭力要说之事拙劣的代表;我自己也是,低着头,心俯伏。神为了这末日教会而赐给我的这信息,我是它的拙劣代表。我的生命,虽然我竭力要做正确的事,但是我有我的起起伏伏。我没有要求你们看我是什么,我的样子。要看我所说的,我所谈论的,就是主耶稣,救恩在他里面。

32

这年轻人看到了这点,即这人肯定有神在他里面。他能看透人的心,看见什么是错的,能告诉他们这事,能在人死后叫死人复活。呐,年轻人知道律法不能做任何像那样的事,他知道他自己的教会没有行过像那样的神迹,尽管他晓得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是活的;神不能死。但他看见神所是的一切都在这个叫耶稣的人里面,他的心饥渴了。

他知道这点,尽管他是教会的成员,一个好的教会成员,或许他父亲是其中一个了不起的理事或其中一个了不起的执行官,或董事会里的什么人。这男孩是照着律法被养大的,他存敬畏的心遵守律法,尊重律法。然而,在他的内心里,有某样东西渴望找到更多的东西。
33

我相信那个也在今早这里的每个男人女人心里,就是要找到真实的东西。你记住,你不可能回来做第二次试验。你必须现在就得到它。“树往哪边斜,就往哪边倒。”

没有经文支持以后的悔改。那是,现在就是你的时候。某个地方的炼狱,不管今天它多么受欢迎,没有这样的东西,圣经里没有这样的事。它写在玛喀比的一本书上或别的什么书上,但那没有加在圣经上。瞧,在那本书上,提到了炼狱,然而在圣经的书上没有一处提到过。总之,耶稣讲到同一个年轮人,当他死的时候,耶稣说:“人死之后,有深渊限定,没有人曾经越过去,也永远没有。”瞧?当耶稣这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
34

呐,我们在这里发现,对这个的饥渴,要成为一个伙伴,不是伙伴,而是存在于基督里面的生命源泉,这年轻人想要有分于它,有分于基督在那里所要赐予的东西,就是新生,瞧?

那正是我们今天所得到的,有机会领受新生,使我们成为神的一部分,瞧,成为神的儿女。你们明白吗?
35

注意,就像罪。教会早就忘了它的位置;宗派因为瞎眼离开了这源泉,因为瞎子领瞎子。瞧,如果我的钢笔里有一滴黑墨水,我有一杯满满的漂白水,或妇女所用的一盆满满的漂白水放在这里。呐,过去那漂白水……

瞧,我小的时候,当我的衬衫上我什么脏东西,妈妈总是拿一些煤油或松节油什么的,涂在上面,设法把那个污迹除掉。她只是把它散开了,污迹不全在一点上了。但现在他们制造了一种叫漂白水的东西。那漂白水马上就把那污迹除掉了。
36

瞧,那也是神的律法,在羊羔的血遮盖下,它不能除罪,只是把污迹散开了。当人犯罪时,他越过了大鸿沟,他犯罪了,使自己跟神隔绝了,自己没有回去的路了。但神本着温柔的怜悯,接受了一个给人的替代物,这个替代物持续了几千年;但它不能除罪,只能遮盖罪。但不是制造的……

但神以他创造的大能,在童女的子宫里创造了一个血细胞,没有性的欲望,那不但遮盖了罪,还除掉了罪。它把罪带到那么遥远,直到再也不在神的思想里了。它不是搭一座桥跨过鸿沟,而是把鸿沟挪开了。滴一滴墨水到漂白水的瓶子里,不管是滴什么,你永远也找不到那颜色了。
37

颜色是从哪里来的?呐,我们在颜色生成上来发现这点。我不知道。我不是化学家。但我是说,如果有一位化学家坐在这里,你会认为我精神错乱了,或不知道自己是在讲什么,要是我用了这些术语的话。但只是要让你知道我的意思,现在让我说,颜色,呐,起初,我们说颜色出现了,它是某种的酸。瞧,酸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追溯它说,它是某种的酸,配跟另一种酸合成,形成了一个颜色。

只有一个原色,就是白色。我们都知道这点,其它的颜色都是从白色歪曲出来的。只有白色,那是唯一真正的颜色。
呐,我们发现,这个化学,我们追溯它一会儿,我们发现,可以说它现在成了原子。瞧,我们就说原子B1乘原子BC,乘以四,成了黑色。如果它是原子B8,就会出来粉红色。分子乘分子乘以某某某,出现了黑色。
呐,这表明背后有一个智能,把黑色带了出来。然后如果你超越过那个,再超越过那个,只要它是个创造物,就必须是从造物主来的。不可能有创造物而没有造物主。呐,我们发现,当这个颜色介入时,任何颜色都是一个歪曲。
38

任何在神纯洁、无玷污的儿子之外的东西都是一个歪曲。罪是什么?是义被歪曲了。什么是淫乱?是神所命定在地上生养众多的行为被歪曲了。什么是,什么是谎言?是真理被误传了。所以,你瞧,现在整个东西都是歪曲。

原色是白色。我们必须把这黑色变成白色,尽管它是黑色。它在某处被歪曲了。但当它滴进这里面时,这墨水滴进漂白水里,就把它一路送回去了,它成了白色,就像漂白水一样。你永远也找不到它了。它永远完了。
39

呐,你们所有的感觉,就像我们五旬节派信徒喜欢跳跃和叫喊一样。我也喜欢。我相信那没问题。我们喜欢说方言;我相信那是神的恩赐。魔鬼能模仿你在那方面所产生出来的任何东西,但注意,这表明某样东西错了,基督的生命没有照所应该的那样流经教会。身体,新妇,没有像所应该的那样经过那里,最后在某处堵塞了。

注意,当这事,你的罪被承认了,你的罪就掉进了神儿子血的漂白水中,把罪除去了,以至被放在神忘记的海洋里,再也不能在神面前被记起了。然后,那使人成了什么?神的一个儿子。神永不记得你是罪人了。你是儿子了,是女儿了,罪完全不再被记起了。神把罪放在忘记的海洋里,漂白水里。忘记的海洋就是基督为你所流的血。因此,你和神借着耶稣基督的恩典,是父亲与儿子;不是借着你所做的任何事,乃是借着他的恩典。你们是神的儿女,有分于神的祝福、能力和生命。他的生命在你里面,因为你是神的儿子。哦,巴不得教会能,巴不得我们能表现这点!
40

难怪耶稣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瞧?“我所做的事,”《约翰福音》14章12节,“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认罪和信我的人,瞧,他也要做。”因为,神在信徒里,像他在基督里一样。不是以他在基督里的丰盛,但他在你里面,像他过去一样,因为你借着耶稣基督成为了神的儿子。

41

哦,这个年轻人和他的教会生活本该明白这就是在主耶稣里面的。他被赐予了这个问题,来到耶稣面前,尽管这是违背他的教会的。但他有胆量,他身上有一样东西,想要搞明白,一个饥渴,他就来见主耶稣。

这个年轻人,我想到他当时被赐予机会来做这项投资,但他对这样的投资不感兴趣。如果他可以继续跟他的朋友一起生活,继续生活在他所行的事中,隶属于它,那还行;然而他不愿放弃。
42

呐,那就是今天我们发现大问题所在的地方,教会知道圣经。这里这个年轻人所来自的这个机构,还有这些,坐在这里的这个浸信会弟兄,他们知道这道。他们,他们是这道的学生。然而如果他们……他们说:“哦,我们相信它,我们接受它。”

它就像一瓶药一样,一种治疗。瞧,不是道德上治疗,而是再现基督的生命,瞧?如果你接受福音,你就成了福音的一部分。如果你成了它的一部分,就像彼得、雅各和约翰他们在五旬节所做的,你的生命是另一本活的《使徒行传》。没有别的路可走。耶稣在《马可福音》16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但人们要学习,他们去神学院和学校,要学习它,自己却不想要它的任何东西,还以为自己得到了它。是的。他们以为自己得到它,但行为比一切的言语都说得更大声。瞧,你的生命证明了你是怎么样的。
43

这人对这样的事不感兴趣。然而这个大投资不只是某种一夜之间的事,不只是耶稣要求他“来,跳进去”的事。耶稣完全被证实了是神的儿子。

一个人怎么能走到放死人的坟墓那里,说:“拉撒路,出来,”那岂不是神吗?
那天晚上,海里有一万个魔鬼发誓要淹死他,他和他的门徒,一个人怎么能站在船上,把脚踏在船的卷帆索上,抬头说:“住了吧,静了吧,”而风和浪就听从了他?
44

一个人怎么能看透人的心,说:“你做了某某事和某某事”呢?那必须是神。

这完全被印证了。不是要求他投资在某件事上,不是一个神秘的想法或某种迷信。他所要进行的投资,已经完全被证实了。
如果他能说:“我不知道这个,”那还好。但你瞧,他称耶稣“良善的夫子”。他知道有一些东西,然而他不准备吃药,因为耶稣要求他做一件事。
那正是今天在人们中间做拦阻的事,就是他们……他们相信有神。有良好智力的人没有不知道有神的,因为如果他不承认神,圣经明明地说他精神不对,他是个愚顽人,瞧,圣经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呐,但如果他相信有神,然而却不愿意照耶稣要求这个年轻人、年轻商人做投资的方式来把自己分别出来。
45

他在耶稣身上看见了一些东西,是别人从来没有的。他看见耶稣所拥有的一些东西,是那些祭司所没有的。他看见了一些东西,那些拉比、教师没有一个拥有它。但他在耶稣身上认出了它,认得它是神。但他心想:“哦,如果我能进来,嗯,不用做这一切事,我就会去寻找。”但他发现只有一个方式可以进去。

那正是今天世人必须学习的地方,基督就是那道路;不是教会,不是机构、宗派,他们可能一样好,在那个方面我丝毫不反对他们。但你必须意识到那是基督,是新生。
46

人啊,你们这城里的商人,我不是在谴责你们的教会,现在你们坐在这里。我们感激你们在这里。但今早我想要卖给你们一个保障。我不是想要把它卖给你们;我是这个的一个代表,这家公司的代表,我想告诉你们保单是免费的,瞧?今天它已经在地上被完全地证实了,即: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借着主所行的同样的事,同样的神迹,同样的福音,同样的神的道。他像当时一样完全被证实了。

呐,今早你们为了某个原因在这里,瞧?你们究竟为什么在这里呢?那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丁当声告诉你们。呐,我不是说要离开你的教会。你去你的教会,做个比你离开时更好的人,你要成为一盏放在山上的灯,一盏点亮了、不被筐子遮住的蜡烛。你必有永生。
47

呐,我们发现,这把人放到了他们今天所在的位置。圣经在这里说。我有一节经文记在这里,我想要引用它。耶稣说,在《启示录》第3章,老底嘉教会,老底嘉教会是最后的教会时代。我们都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末世,这是最后的教会时代。呐,把这个教会时代跟那个年轻、富足的官长比较一下。比较一下他们。

呐,耶稣岂不是说:“老底嘉教会富足,发了财,一样也不缺”吗?[原注:会众说:“阿们!”]那岂不是今天教会的情形吗?[“阿们!”]然而基督却通过三个教会时代揭开了自己,借着路德,借着卫斯理,借着五旬节时代;在他的道中展示自己: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恢复恩赐),现在是他自己的个人身份在他们中间。瞧,想要……今早,你们年轻富足的官长,芝加哥的商人,看到了吗?
48

老底嘉!我们发现,其他所有的教会时代,耶稣仍然在教会里。但在老底嘉时代,他在外面叩门,想要进去。在这个时代,基督的彰显以基督的形象完美出现在他的教会中,直到各教会(正如弟兄刚才说的)都关上了门。然而他带着爱站在那里叩门,“若有人饥渴或渴求。”[原注:伯兰罕弟兄敲讲台。]你们明白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们,你们想要看一扇关上的门,就是在老底嘉时代。圣经说它会那样的。

49

呐,如果你的,如果你的宗派向这样的一个信息、这样的使者关上了门!不是我;我是你们的弟兄,跟你同作仆人。但使者是圣灵,在借着人表达出自己,基督为了这个目的使教会成圣。

呐,你被赐予机会在这永生上做投资。你的生意可能是合法的,也很大,但没有一个生意比救自己的生命更大,瞧?你有机会。
50

呐,你的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可能把耶稣赶出去了。但耶稣从来不是只为了一个教会、任何群体来的。他来是为了个人。“你必领受圣灵,”个人。呐,那是他来的目的。

呐,我们发现,老底嘉教会时代被赐予了同样的机会,在年轻富足的官长断然拒绝的同一个人身上做投资。老底嘉教会时代也同样断然拒绝了他,把耶稣赶出去了。他们爱……
51

这个年轻的官长,圣经对他怎么说的?“他忧忧愁愁地走开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那是,那是个很大的机会,然而他太富足了,他觉得那会损害他的财富。

我想知道,一个人在基瓦尼俱乐部或会所的声望,或许是他在教会里的声望,甚至是当牧师,在那个宗派中会不会太了不起,以至于离开同样的机会,冷漠地拒绝它,因为那会损害你跟教会的产业。我想知道,今早你在教会和组织中的管家职分,对你来说是不是够大了,以至你会转身离开它呢?你们一些人属于各教会,今早作为商人坐在这里,想一想。
年轻富足的官长被赐予了那个机会,却拒绝了它,基督转过来说教会时代在末日要做同样的事。呐,现在是在芝加哥,你面临着要做一个决定。时间快用完了;你必须马上做决定。要为基督做出你的决定,从他的灵而生。
52

呐,我们发现,这个富足的人那样做,是因为他爱世界。他爱他跟组织的团契,胜于爱他跟主耶稣的团契。

今早,他们许多人说:“哦,如果我做那样的一件事,我就会被当作是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中的一个,就会被当作是一个圣滚轮。”
呐,你的财宝究竟是在哪里?是在你的教会里吗?是在你的生意上吗?或者,是在天上?“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所以,今早为什么不做一项生命的投资呢?有一天,你的生意会化为灰烬的。
53

我不知道,预言潮汐的的那个弟兄,哦,是那些弟兄,事情可能是那样的。但我在讲一件事,我知道这事,圣经说这地要焚烧。芝加哥还从未起火过,有一天,它会有火临到的。神,公义的神,不可能让芝加哥逃脱神的忿怒。

正如一个朋友曾经讲述的,杰克·摩尔弟兄说:“如果神让这个世代因弃绝福音、做他们所做的事、活在他们所活的那种罪恶和不道德等等中而过关,他就有义务叫所多玛和蛾摩拉起来,为焚烧他们而道歉。”
54

所以,他们已经拒绝了,他们已经避开了圣灵,他们已经当面看见了基督。它,基督的运动,从未成为全世界的大事。它谦卑。瞧,在他事工的日子,他在世上,或许巴勒斯坦三分之一的犹太人对他一无所知,他就离去了,瞧?他们从不知道它,最后就太迟了。

但今早让我们想想,作为商人,这是提供给我们的特殊日子,在耶稣基督身上做投资;放下一切,做好准备,撇下这个世界所珍视的一切,使我们能找到天上的财宝。正如耶稣告诉他的:“来,背起你的十字架,跟从我。”
不是背起你的声望,在这方面,每个人都在说:“肯定的,博士,进来吧。有你来这里是一件大事。哦,执事,你好。”
瞧,那是个十字架。你,他们可能叫你“疯了,异端”。你可以像保罗一样作见证:“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敬拜我们祖宗的神。”瞧?有其他人摆在我们面前,他们必须做出那些决定。
55

记住,圣徒保罗和这个年轻富足的官长相反。保罗是一个有大机会摆在他面前的人,他被赐予了机会,但他接受了。呐,你可以看看他们的结局,把自己放进去,看看你的结局将会是什么。

你可以把它奠基在道上,不可改变、不能改变的神的道上,神的应许上。神不能做一件事,然后转过来又做别的事,说他起初做错了。神不能改变。他是神,神就是道。
56

呐,这道被完全证实了是神的儿子。那年轻人在耶稣身上看见了其他人所没有的东西,但代价太大了。

今天,对老底嘉教会来说,代价也是太大了。但记住,他们从会堂出去了,因为把耶稣赶出了会堂,因为他们在会堂里没有空地方给他。今天,他们正在把基督赶出组织,基督真正活的彰显,完全被证实、被印证的神的道,没有人能反对,证明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他的生命正活在他的子民里,行他所行的同样的事。它必须被人叫作“魔鬼、算命的”,和别的东西,但记住,道是一样的。一句话干犯它就不得赦免;今生来世都永不得赦免。
57

这是最后的教会时代;不可能是别的时代;必须是这个时代。每个时钟,巴不得我们有时间,可以停在这里并且证明它。神的道现在正在应验。最后的话,被召出来的教会和亚伯拉罕是预表,还有所多玛。呐,记住,耶稣如此明确地阐述了所多玛,瞧?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罗得的日子。”

看看现代的葛培理,那些天使,下去所多玛的使者,呼召人们出来,要看他们能不能找到四十个义人;神甚至愿意为十个人让步,然而他们找不到十个。这位了不起的布道家葛培理,还有你们卫理公会的杰克·舒勒,哦,你们五旬节派的奥洛·罗伯茨,去到了外面的巴比伦中,就是这些正在合作的组织。
58

但记住,亚伯拉罕不代表任何组织;他不是一座城。他正在仰望一个国度,嗯,他有一群人跟他在一起。三人中有一位留在后面,向亚伯拉罕显了一个迹象,表明他是谁,他背对着帐棚,就知道撒拉在帐棚里说了什么,一个辨别的灵。耶稣明明地说,呐,记住。再也没有一个迹象发生,所多玛就被焚烧了。教会要看见的最后的事,就是基督以他的大能丰丰富富地彰显在他的教会中,就在火降下来之前。记住,罗得是在火从天上降下来的时候。不是从前挪亚的日子;那时水来了。但基督阐述了什么样的事工将出现在罗得的日子里,我们看到圣灵以同样的方式在他的教会中运行。我们在老底嘉的情形中发现了这点,正如当时一样。

59

现在,让我们在这里找出为什么这人不愿投资在这个保单上,成为投保人,因为另一边有太多的东西他不想放弃。

那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有常识的人、教皇、当权者或其他任何人,没有一个能起来否认耶稣说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到多远?“普天下,给凡受造的。”没有人能说耶稣没说过“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宇宙),世界秩序不再看见我”。他们认为,教会的秩序,世界中的秩序,世界的秩序。
60

神的国决不属于这世界,不管你能兴起多少有知识的人。我不是在谴责那些人,但我想要指给你看撒但所做的一个把戏。他们不能,我不管有多大。你们五旬节派想要……你们一神论的想要所有的三神论者跟你们联合。你们三神论的想要所有的一神论者和神的会等等跟你们三十多个离奇的组织联合,成为一个。你们卫理公会的和浸信会的等等,也是一样。

61

这个基督教协进会本星期在那边聚会,讨论问题,他们都想要联合在一个里面。他们会这样做的。圣经说他们会这样做的,“给兽立一个像。”你看到这背景是从哪里来的吗?兽是能力,它将是一个能力,但它是错误的能力。

耶稣说他的国不属这个世界。若是的话,他的国,他的代表就必争战。但他说:“我的国是属上头的。”瞧?神的国不是一个能制造大事的组织。它是神的能力,是圣灵在人的生命中。
62

现在快点。我不想留你们在这里很久,我现在已经留你们太久了。但我还能讲几分钟吗?是的,我们要快点。我想你们知道我讲的是什么。我要……

让我们调查几个这永生的投保人,他们在永生上做了这项投资,是这个神之道的保单的投保人。
记住,这是神在文字的形式中。“我的话就是灵,”耶稣说:“它们是生命。”他说了这话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在《约翰福音》第1章,他也这样说,圣经告诉我们:“太初有道,道就是神。”正如我刚刚告诉你们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63

他仍然跟昨日是一样的,是过去的道,现在的道,以及将要来的道。他是圣经中的所有事。如果你读圣经,却没有看到耶稣,那你最好回头再读那节经文。因为,这是耶稣基督的见证,旧约是预表,新约应验。呐,耶稣是过去的他,历史;从前的他,起初。预言,他是预言;他是历史;他是诗篇;他是主耶稣,他是圣经中要来的事。所以,他是耶稣基督的见证,是圣经。

呐,圣经被称作神的道,神必须借着某个标准审判世界。如果他把你放在这里,要审判你,那么,必须要有某个标准。
你说:“借着耶稣基督。”每个人都有了关于那道的概念。
64

这里的女士,是天主教徒。我的背景也是天主教徒,你们明白。我是爱尔兰人。注意,天主教会说他们是教会。瞧,有很多不同的天主教会。是哪个天主教会呢?如果是罗马教会,那希腊东正教就失丧了。如果是希腊东正教,罗马教会就失丧了。如果是路德派,那卫理公会就失丧了。如果是卫理公会,浸信会就失丧了。如果是五旬节派,其他的教派就失丧了。但如果是长老会,五旬节派就失丧了。瞧,这太困惑了。你无法明白。哪个是正确的呢?他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

65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他是道,“真理和生命。”没有人能来,只有借着那道;不是通过你的教会,不是通过你的信条,不是通过你的祷告。你必须借着耶稣来!他是神;他是道;他是道路;他是真理;他是生命。如果蜡烛没有点着放在这里,你把它点着,它就发出光来。它会反射什么呢?跟它起初点着时反射同样的光。当福音彰显出来时,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看到了吗?

66

现在让我们调查几个投保人,呐,找出在他们伟大知识的日子发生了什么事。就讲以下十或十五分钟,我们就结束。

挪亚在神的应许、神的道上做了一个投资。记住,那是神的道,挪亚在这道上做了投资。
然而,当人一做投资,记住,撒但就要去那里,从你手里拿走那保单,如果他能的话。
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那是肉体生命,)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不只是部分的道,这里一点那里一点,乃是“靠一切话”,人要靠生命的粮活着。神的道是什么?是生命、灵、生命。当它彰显出来时,“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67

呐,我们发现,挪亚做投资的时候受了试验。

我的弟兄,你也要受。若没有试验的时候,那你就还没有做投资。因为你的敌人正站在那里,把枪上的击铁往后拉了,弓弦已经拉开了,他准备发射他所能投放的一切毒箭,一切迷信,一切小想法,一切像歌利亚那样的巨人。他会打发他们去到那里,他们看上去比你所交往的弟兄、那些没有学问的弟兄高大很多。他会打发这样属灵的知识巨人、大学校,能把整个东西都给你解释没了。但如果你做了投资,让你的保单受了圣灵的戳和印记,就没有东西能把它擦掉。
68

没有人有权利传讲福音,除非他秘密地跟神单独地站在那地上,在偏僻的沙漠地上。世上没有一个知识分子能把它给你解释没了。没错,你在那里了,你知道事情发生了。不管他们多么能解释它,“但是等一下。”有件事发生了,你知道它发生了。你亲眼看见它了。你跟它交谈过;它回话了,它把你印进它里面了,你成了它的一部分。你从知识巨人身边走开了。今天我们在世上也有了许多知识巨人,一些危险的人,受过良好的神学训练,或在神学上说,受过训练使用那些,他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大卫,若主神与你同在,就不要怕。

69

注意,撒但在挪亚的投资上试验他;他试验挪亚,要让挪亚怀疑。科学家起来告诉挪亚说天上没有雨,在挪亚的日子有讥诮者。

但如果在那个日子有讥诮者,在将来的日子,在末世,取笑人在心里所做的要相信神话语的投资,今天也有讥诮者反对这道,因为这道看起来不合情理。但你瞧,你不应该使用自己的感官。
你说:“我想过了。我想我……”
你不要有思虑或想法出现。圣经说:“你们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基督总是做父喜悦的事,因为他是道,瞧?所以,我们不应当有思虑出现。我们必须单单相信主所说的话。我不……
你说:“瞧,我无法解释它。”
不,如果你能解释,那你就能解释神了。你不是借着知识的概念认识神的。你是凭着信心认识神的,这是你知道该如何相信神的唯一方式。你无法解释它。没有人能。那不是你要做的。不,没有人能解释神。神不是通过解释能发现的;你必须相信他;不然就不再是信心了。呐,你必须相信它。现在注意。
70

呐,一天,挪亚的大投资得到了回报。当他忍受逼迫时,当他忍受讥诮时,当他反对当时世上所有的事和政策时,所有宗教的事似乎都反对他,借着救了他的命,那投资得了回报。他相信它。他的投资得到了回报。

呐,商人们,让我说说另一件事。一天,但以理做了一个投资。他被带到一个世界,这世界不像他所习惯的世界;他被带到一群不跟他相信同样事情的人中间。但他做了一个投资,看看他所做的事。他立志不玷污,不玷污那个投资,瞧?他要对神做出投资,他立了志;即使夺去他的生命,他也不会因不信它而玷污它。
71

不要不信它。当你做投资时,就要持守它。如果你不准备相信它,那不要做投资。但当你准备好时,就要以基督的心为心!

你说:“哦,这个是那个、那个。”
你最好留意它。如果它不在这道中,就别管它。这道是基本事实和真理,不可随私意解释。它就是那样写的。如果神要借着圣经审判教会,那么,圣经,神已经看顾圣经,保守它,它是照它本该写下的方式写的。不可随私意解释!卫理公会往一边解释它,浸信会往另一边解释,等等。然而等到了摊牌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是对的。是人的思想让他们跑偏了。
72

每次神兴起一个了不起的创始人,像路德、卫斯理、约翰·史密斯、加尔文、诺克斯、芬尼、慕迪等等人,他们死后,人们就组织了起来,在那里找到一群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把自己的解释加在它上面,成立了一个组织,他们立马就死在那里了。历史上从未有一个地方说哪个组织起来的教会以后还活着。他们在教会哪里还有象那样的大复兴呢?当他们组织起来时,教会就死了。

从罗马天主教会,第一间罗马天主教会在成为罗马教会之前,是在五旬节的普世教会。将近三百年后,在罗马的尼西亚,它从使徒普世教会变成了罗马天主教会,注入了人的想法,把罗马异教迷信注入到了经文里。从此,她从未做任何事,只是躺在那里,死了,只有会员。
改教者出现了,路德来了,路德作为一个属神的人出现了,传讲称义;因着神的恩典,这道教导了这点。天主教会在那里说:“在教会之外没有救恩。神在他的教会里。”
73

不久前,我跟一个神甫会面。他说:“伯兰罕先生,你试图要讲论圣经。这是教会!神在他的教会里。”

我说:“指给我看在哪里。”
圣经说:“道就是神。”他是道。如果道在你里面,它就会再产生出神。主说:“道是种子,种子产生它本身的种类。”它必产生一个敬虔的生命,一个完全委身于耶稣基督的生命。
74

注意但以理,在他对神做了投资后,后来投资得到了回报,救他的性命脱离了狮子坑。

一天,希伯来少年做了投资,当时法令颁布了出来,说他们都得加入这个团体,以别的方式敬拜,有别于神告诉他们是正确的方式,他们对神做了投资。“即使他们把我们扔进火窑,我们也不那样做。我们要持守这道。”这道救了他们的生命,使一个国家都悔改信主了,瞧,因为他们愿意持守他们的投资。是的,先生。
75

彼得,一个渔夫,他是个商人。他有一个大生意,他卖鱼。在那个日子,那是件大事,生活在湖边,像芝加哥这里这样的一个地方,在湖边。他是个商业渔夫。但是,他是个有点刚硬的人,因为他是个法利赛人,他父亲是个老法利赛人。但一天……

我读了一个故事。虽然它可能不可信,我……或许它不可信,但我认为此时它可以经受住试验。
[原注:磁带空白。]“过来。你知道,儿子,弥赛亚还没有来,他可能在你的日子来。请记住,作为你的父亲,我想这样说,将有许多迷信兴起,将有许多假先知出来。”正如耶稣说到这个日子。“但凭着他们的果子,”果子就是圣灵的果子,瞧,“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他说:“将有许多这样的东西,”已经有了。但他说:“现在我要你知道,可能会有了不起、聪明的教师兴起。”
当时有一个宣称是基督的,领着四百人出来,他们在旷野里灭亡了,因为那违背了道。
76

他说:“但我要你记住,这位弥赛亚,他身上会有一个身份标签,他将是一位先知。呐,我们是希伯来人,主神已经告诉我们说我们……他差遣先知给我们,因为主的道只临到先知。没错。他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向他说话。他所说的若成就,就要听他的。但如果不成就,就不要听他的,不要怕那人。但如果你,若是他所说的成就了,就要怕他,’摩西说:’主你的神必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他。’呐,这位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记住,不是一位教育者,不是一位祭司,不是一个神职人员,而是一位先知。”

77

西门坐在那块木头上,或许那天安得烈带他去到海边。耶稣在那里。他们整夜劳力,网里什么也没看到,坐在那里。耶稣向这位彼得借了船;后来他说,他用完了船,西门可能听了他讲话,或许中间把手指塞进耳朵里,坐在那边这块木头上,由于拥挤,耶稣坐在他的船上漂来漂去。

接着我们发现,在那边船上,耶稣必定示意西门把船靠岸。耶稣下了船,说:“呐,我知道你整夜劳力,一无所获,但现在这边有鱼了。把网撒下去,有一网的鱼在等着。”
瞧,那仍然只是一句话。但当西门把网撒下去,他开始拉网,有鱼,这表示那是他父亲跟他讲过的弥赛亚,一位先知。他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
耶稣说:“不要怕!西门,现在你看见真理了。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
彼得准备撇下他的鱼网、他的生意。他对耶稣基督做了彻底的投资,因为他看到那是应许的弥赛亚,因为他所说的道彰显出来了,那是弥赛亚。他知道那正是道所说的,他的老法利赛人父亲告诉了他:“弥赛亚将是道的化身,他将是一位使弥赛亚的这个应许成就的先知,”就是这样。所以,彼得看见了道的身份证、印证后,就做了投资。
78

拿但业做了一个投资,正如我昨晚说的。井边的妇人也做了投资。

尼哥底母,一个了不起的神学家,让我们说,类似今早说话的这个人,一个了不起的学者。他们来,他来做了投资。我要你注意这个了不起的人尼哥底母所做的表达,是在《约翰福音》第3章。他不是个一时兴起的人。他是个神学家。注意他说的话。
毫无疑问,犹太议会,那个机构,他们讨论了这个人的事工。即使他被称为加利利的先知,对他的事工还是做了彻底的调查。
呐,注意那个承认,愿它没有从你的头顶上越过去。注意尼哥底母对耶稣说的话。“拉比!我们法利赛人,我们知道。我们不能承认它。我们不能显露出来,因为那样我们会失去地位的。我们,我们就会在我们的生计上失去投资。我们,我们就会失去在百姓中的地位。我们就会成为被抛弃的人,像加利利人或渔夫。我们就会被当作是非常糟糕的知识分子,或许是个紧张、不安、歇斯底里的人,不是一个要做好决定的对象,因此,如果我们做这决定,教会就不能再用我们了。但是,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做的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
79

你瞧,尼哥底母,我们许多人唠叨尼哥底母;他们说:“他夜里来。”

他来做投资,发现银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开放。即使是在夜里,银行也开放。今早在芝加哥这里,它也开放。它一直开放,如果你准备做投资的话。他发现门开着,诚心欢迎接待他。带他到房顶上,他们坐在月光下,尼哥底母要做投资了。
他先做出承认:“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做的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我们知道这个。”呐,他说“我们”,意思是议会,议会组织。他们有一个联合会,就像我们想要进入我们的教会,教会联盟,瞧,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他说:“我们,我们明白这点。”但其他人都不想佩服。就像这个富足的人,他们想要守住他们世俗的财富。
80

我的商人朋友,男人女人,今早,你能付得起吗?算一下代价。接受圣灵的洗会如此损害你吗?它如此损害你的生意吗?你宁愿让你在地上的生意受损,或你在教会中的地位改变,或者你宁愿有永生?取决于你想投什么保单。记住,尼哥底母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有许多事要反对,但他接受了这个保单。

81

在《路加福音》24章49节,我们发现这些投保人……(等一下我就结束。)这些投保人,在《路加福音》24章49节,所有做出投资的人。你知道,如果你投一份保单,它以红利回报。许多时候,你可以从你的保单上领取红利。瞧,他们已经相信主耶稣基督,已经接受他作个人的救主,但他们明白保单上的红利准备回报了,因为耶稣告诉他们,在《路加福音》24章49节,“看哪,我要将应许的红利、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

82

《约珥书》2章28节和许多其它的经文应许了这点。我相信,《以赛亚书》28章19节,那里说:“命上加命,例上加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因为我要借结巴的嘴唇和另一种语言对这百姓说话。”约珥说,在《约珥书》2章28节,“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这些人明白,借着经文和接受耶稣基督作他们的生命保单,其中有红利。

83

呐,商人们,你可能属于某个组织。但是有红利。你可能接受了基督,你可能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了,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你可能做了这一切的事,但是这个投资有红利。

在《路加福音》24章49节,正如我刚才说的,他们上去领取红利,他们都聚集在一起,开始等候主。他们等候,不是只等两三天。
或许有人起来,或许马太说话。他是政府的税吏。他可能是个非常有知识的人。他可能站起来,说:“等一下!为什么我们还要再等呢?主告诉我们上来这里;我们在这里了。我们,现在我们在这里已经八天了,我想我们应该开始从事我们的事工,继续走。”但那不是道所说的。
“我要借着结巴的嘴唇和另一种语言对这百姓说话。我要浇灌我的灵,我要显神迹奇事。”他们等候证据的印证,证明他们的保单是好的。
84

不久前,我跟一位浸信会好弟兄交谈。我不想叫出他的名字,因为他是个出名的人,来自一个大教会的好人。他来见我,说:“比尔,为什么你跟像那样的东西混在一起呢?”

我说:“什么东西?”我说:“我在基督里混合,”我说:“我的生命。”
他说:“你以前是浸信会的,你知道。瞧,圣经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
我说:“那是真的。”
他说:“神还能……哦,除了信神,亚伯拉罕还能做什么呢?”
我说:“瞧,你信吗?”
他说:“是的,我相信神。”
我说:“你认为,”我知道浸信会的教义,我说:“你相信你领受了圣灵吗?”
他说:“当然。当我相信它的时候,我就领受了它,因为那就是我相信它的原因。”
我说:“那跟《使徒行传》19章保罗说的何等矛盾!”
85

保罗在那里发现了那些浸信会信徒,那是约翰带领悔改信基督的,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领取了红利没有?”不是你信的时候,而是“你们信了以后”。

他们说:“我们未曾知道有圣灵赐下来。”
他说:“你们是怎样受洗的?”
于是他们说:“我们受了约翰的洗,这应该解决问题了。”
他说:“不,现在不行。约翰只是行悔改的洗,不是叫罪得赦;那时祭物还没有献。”
他们听见这话,就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了。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预言,又说方言,领取了红利,像起初一样。
86

那人说:“瞧,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人还能做什么呢?”

我说:“他真的相信神,但神借着赐割礼的印记来印证它。现在你说你是个信徒,神从未认出你的信心,直到他用圣灵的洗给它封上印,认出那是个预定的种子。”那对一个浸信会信徒来说是好话,你瞧。看到吗?那是真的。当然是真的。
“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传神的道是我们的责任,直到它传出去了。有些落在路旁;有些碰到那边那个种子,马上就带来了生命,他们马上就看见它了。
所以你发现,他们去领取了红利。
87

是的,年轻富足的保罗借着同样的灵看见了这个印证,他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主改变了他,为什么?他看见了那火柱,他知道那是同样的耶稣。他知道那是神之后,大喊出来。耶稣是神。当保罗看见……

作为一个神学家,保罗有很大的抱负。他是个神学家。他受教于迦玛列这位了不起的人门下。他有野心有一天要成为祭司,或许是大祭司。他是个了不起的知识分子,学者,了不起的人,绝对是。但当……这些迷信者,他们像那样跳上跳下、到处奔跑、举止失常,他以为他们是一群异端。但当他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正如我说的……呐,他也富足;是个好人,年轻人,在下去的路上,他受教育所得到的一切潜能都摆在他面前,还有那些机会。留意那个富足的商人和这个富足的商人之间的差别;一个接受了永生;一个拒绝了。注意。
呐,突然,保罗被一道光击倒,一个火柱立在那里,他认得那火柱,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
88

那时,他就得了启示,即神和基督不是两位不同的,他们是同一位,那时他就准备要做投资了。我想知道今天我们能不能看到同样的事。当时,保罗,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看见了:“带领我经过,带领我的族人经过旷野的那位神,他就在那里,”称他的名叫“耶稣”。

从“我是”,他是那位“我是”。“我是”是永远的,是永恒的。不是“我过去是,我将来是”;而是“我是”,现在时,所有的时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那时,保罗大喊:“主啊,我要做一个投资。你要让我做什么?你要叫我做什么,主啊?我该做什么?”哦!“我能做什么?”
89

他下去阿拉伯呆了三年半,拿起圣经,要找出那是不是同样的神。后来他回来了。他为之受训练的一切,他所有的宗派,他受教育所得到的一切潜能,都离开他了。

他在《哥林多前书》那里说:“我到你们去,从来没有用知识的言语,因为你们就会建立你们的……你们就会把想法建立在我是个有知识的大人物上。但我到你们那里去,乃是用圣灵的大能、彰显和明证。”那岂不是耶稣在《马可福音》16章里所说的同样的事吗?“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指的是去证明大能!因为,单单传道带不来大能。你必须接受它,然后它证明,“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因为它是道,瞧?
90

呐,我们发现保罗,后来,它以伟大的永生回报了保罗。

哦,何等快的一个决定!
我要结束了,愿神帮助我。你们是这么好的一群会众。我知道我耗尽了你们的耐心。请原谅。但我是想要……
我不够格站在这里讲像这样的话。还有更多的话。我不能,我不能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步,把自己当作一个教师。我不能那样做,因为我没有聪明知识。但我有一个跟道完全一致的启示,道活出并行出道说它要做的事。看到吗?使徒也不能;只是保罗,他说,要做投资,他就必须忘掉他所知道的那些东西,瞧。
可能你必须要忘掉:“我是某某某,我属于这个;我妈妈属于它。”你可能得忘掉那个,如果你想做投资的话。它岂不轻率吗?你不想像这个年轻的商人那样做,当那人转身离开这样的投资时,他做了何等轻率的事。
91

呐,我不是要求你投入你的钱。你怎么处理钱,那取决于你,给某个宣教协会,或别的什么,送给宣教士。我不知道这些。神必看顾这事。

我是在跟你们谈生命的保单。“来跟从我。背起你的十字架。大家想怎么叫你,任凭他们叫吧;但你来跟从我。”呐,他相当不愿意做这事。他做了一件非常轻率的事,就像今天老底嘉时代的人对这保单所做的一样。他们不愿意。他们不想。
92

那就像这个富足的年轻人。我再追踪他几分钟,如何?让我们这么做一下,注意看。不久以后,我们发现这个年轻富足的官长。让我们观看他的结局,然后我们就结束。看看他。我们追踪他,他是个商人。他的生意很兴旺!

所以,商人,记住,繁荣并不总是表示你是个基督徒。魔鬼……你知道,我相信,大卫有一次说:“我看见恶人好像一棵青翠树生发,但神说:’你曾见过他的结局吗?’”那就是区别。要看路的尽头。
93

厄恩·巴克斯特,我的一位同事,一个非常有修养的人。你们许多人知道厄恩,一个非常优秀、能干的加拿大传道人。一天,他跟我讲了一个小故事。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骑自行车。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可以,我能骑车去市区,给我妈妈买一袋杂货,根本不用摸自行车的手把。那里有家叫施文的公司放出话来,说哪个孩子能在一英尺宽、悬空两英尺高的木板上骑三十码,就给他一辆自行车。”他说:“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我们能做到。”

他说:“那里有个娘娘腔的男孩。我们甚至从不跟他交通往,因为他看起来不像他懂得很多事,”他说:“所以我们认为我们比他高人一等。他有资格,也想参加比赛。你知道吗?我们每个人都从那块木板上掉下去了,除他以外。”他说:“他一直骑到终点,下车,鞠躬,拿起他的施文牌自行车,骑走了。我们这些男孩在街角遇见他,我们说:’约翰,我们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说:“瞧,伙计们,我要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我观察了你们众人是怎么做的,我走了另一条路。你瞧,你们骑上去,他们给你们推了一下,你们是更好的。你们大家都比我骑得更好,你们知道这个,因为我不握车把就无法骑车。”
94

我不握住十字架也不能走,你瞧。这道必须成为我的生命。那正是你们所需要的。我不能,我没有这手把的引导就不能说话,就是这运行在我身上并指引我的这圣灵。

他说:“我不能。我不是你们这些人那样的骑手。但是,我看见你们在哪里犯错了。你们像这样往下看,想要保持平衡。那使你们紧张,就掉下来了。”他说:“我骑上车时,他们推我,我只是注视着路的终点,保持稳定。”
呐,商人们,不要瞧这地上,你的生意明天可能失败,有一天它可能会失败,但要注视路的终点,你的保单会在那里回报你。
95

这个年轻人发了财,但我们发现最后他报应的日子到了。他的贪心,财富大增,以至他发现他得盖新的谷仓。哦,他的生意继续增长!他继续做一个教会的会员。你说:“是吗?”是的,弟兄,没错。他继续做一个教会的会员。一天晚上,他是那么成功,直到有个灵里贫穷的人……

你知道,我们不用在钱财上太贫穷,我们必须得在灵里贫穷。耶稣在《马太福音》5章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不是组织,是天国。
灵里贫穷的人躺在他门口,他给了他一些碎渣。换句话说,他们经过的时候,他可能放了一些东西在募捐箱或什么里面。或者,他可能说:“你知道,他们是好人,我丝毫不反对他们。我偶尔要去参加他们的早餐会。”你可能会提供一些碎渣。可能是那样的。“哦,我妻子属于那里。但我,瞧,我欣赏我在生意伙伴中的地位,瞧。”他把碎渣扫掉。
96

拉撒路,灵里贫穷,躺在那里,甚至没有足够的药来照顾自己,狗舔他的疮。但一天晚上,他们两人都死了。他们死的时候,圣经说灵里贫穷的人被抬棺的天使带到亚伯拉罕的怀里,这人投资了,使耶稣成为他在永生上的投资。他没有为他在世上拥有的东西而活。至于声望,他一点也没有。他是门口的乞丐。他一无所有;他没有钱;一无所有;没有朋友。然而,他是个信徒。他做了投资。他死在街上,狗舔他的疮。圣经说:“天使把他带到亚伯拉罕的怀里。”

97

同一个晚上,那个富足的老官长,他的生活非常成功,他死了。他的红利也回报了。某个知识的传道人过来,或许穿着翻领的衣服,可能穿着他的祭司服,他说。他们降了半旗,鲜花多的整个厅堂都摆不下了。哦,他们大办特办,做各种的事。或许银行协会的主席,他们所有的人,都来了,为他抬棺材。或许有知识的传道人站起来,说:“我们宝贵的弟兄,多少次他给寡妇开支票,多少次他把钱拿给我们的大组织,赞助我们的节目!”或许商人站起来,讲了话。他得到了他的赏赐。没错。他的投资像那样回报了。从世人看来,他是个了不起的人。

但因为他弃绝了耶稣给他的投资,圣经说:“他在阴间举目。”他看见用别的方法做投资的人安全地躺在亚伯拉罕的怀里,得安慰,走动着,很好。他哭了。注意。你说:“他是基督徒吗?”是的。“我祖亚伯拉罕啊,”一个犹太人,是的,“求你打发灵里贫穷、做了投资的拉撒路。我拒绝了它。求你打发拉撒路带点水来,这些火焰使我极其痛苦。”
亚伯拉罕说:“我儿,你曾经有机会。”他有。
耶稣提供了机会:“变卖你所有的,来跟从我;在这上面做投资;背起你的十字架。”但代价太大了。
亚伯拉罕说:“现在他得了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在你和他之间有深渊限定,没有人曾经越过,将来也没有。”
98

这就把炼狱等各种教义打得粉碎。是耶稣基督那么说的。先生,不要等得太久了。我宝贵而又任性、从基督那里堕落了的弟兄,不要等得太久,而做不了这投资了。有一天他可能打算这样做,但正如南方老谚语说的:“阴间本身是用良好的意图铺成的。”瞧,意图并没有做事。看瓶子上的药方,但如果你想要结果,就要吃药。要做你的投资;用主的血在你的心里签上名字,明白吗?

注意,看看他。“他在阴间举目。”他得到回报了。
99

注意,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啊,你若不能做这事;那么,不要让我的同事,我一切的产业,我所做的投资,都回到地上了,告诉他们不要犯我所犯的同样错误。”

今早,我的犹太朋友或外邦朋友,那可能是你吗?不要像那个人那样轻率。
他说:“打发拉撒路回去,让这个信息被带给他们。”哦,那时他想要成为一个传道人。他想要接受它了;但太迟了;现在做不了这事了。在他活的时候,他有机会,但他没有做投资。
亚伯拉罕说:“他们有先知;他们有这道所说的话和律法。”
他说:“是的,但若有人从死里复活,能够证明他从死里复活了,那他们就会相信它。”
亚伯拉罕说:“即使有人从死里复活,他们也不会信。”
100

自那一幕过后,两千年过去了。1963年,今早有一位在我们中间,证明基督从死里复活了。在他里面的生命在他的教会里,行同样的事,应验他的道。我的弟兄姐妹,今早你们不愿做这个投资吗?当我们庄严地低头时,要把你们的生命交给基督。

决不要让这些话成为枉然的,“你必须要重生。”你必须要。呐,我不是在讲你可能尖叫、叫喊、说方言。我指的是真正重生,那个深深的认罪。你从来不能,然而你固守你的组织,即使你知道他们违背了道,但是为了自私的想法,为了骄傲,为了声望,你还呆在大教会里。你不想跟街角的宣教团有任何关系。瞧,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
101

哦,商人,今早作为耶稣基督的一个代理人,我把永生,永生的保单,我主基督,我至高的老板,提供给你们,因为我向世界上的事死了,要单单为他而活。不要使用我们的思想,只要让他的思想,我们是囚犯,像保罗、摩西那样。不管别人说什么,你是那道的囚犯。被圣灵带领;他禁止到处去;他禁止来这里,他打发你去你不愿去的地方,让你离开你想去的地方。你想要一份保单吗?你想要做投资吗?

呐,像卫理公会信徒和大多数五旬节派信徒说的,这里没有地方作祭坛呼召。但你所坐的地方就是一个祭坛。圣经说:“信的人都受了洗。”如果你想认罪,知道你错了,你想要其中一份保单,渴望。我希望你不认为我……我希望,当我说“保单”时,这听起来不是亵渎。我只是按照我的题目做这个陈述。你想要有永生,你想要把生命投资在耶稣基督身上,如果你现在愿意,就慎重考虑一下。
102

呐,按照科学,引力使你的手下垂。但你里面有一个能藐视引力的生命,使你能举手。今早,如果你里面的那生命告诉你,像那个年轻富足的官长,“即使我是个好男人、好女人,但我没有那个保单。我肯定这点。但我想要它。”对在场的造物主,他说话,知道人心,你知道他此时能说出你的名字,他正在对你做这事。“主啊,因为今早你正在赐给我这机会,我在向你举手。主啊,求你怜悯。今早我不愿作为一个又空又干的法利赛人离开这个大厅。我接受你的程序。我接受你的生命在我里面。我要放弃我的生命;我要成为你话语的囚犯。”

“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举起手,要向神表明;不是向你,伯兰罕弟兄,而是向在场的神。我想要这个投资。”
103

当每个人都低下头,每只眼睛都闭上时,请你们现在举手。神祝福你们会众。不管你是不是……我看见传道人。没错。要诚实。瞧,不排除传道人。老实说,他们是牧人,他们应该是做带领的。好的。在我祷告前还有人吗?是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在上面楼台的。祝福你,是的,他看见了你们到处的手。现在要诚实,当你们把手放下时,你们已经做出了决定。

呐,当我祷告祈求这位彰显在肉身中的伟大的神重新以圣灵的形式赐给我们,愿他去到你的心里,永远解决问题,在你的生命册子上写下“被赦免”,把你的名字记在生命册上,赐给你永生和复活的保障,因为基督要在你里面复活。你这个星期一直看见在聚会中运行的那位,他带来和证明,叫死人复活,医治病人,知道人心的秘密,完美地预告一切成就的事,年复一年,从来没有一次失败,它是道。耶稣说:“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那就是它不失败的原因,它是神给这个时代的应许之道。
104

天父,夜晚的时候到了。我们知道,在圣经中,你是来自伊甸园的生命树。我们知道,撒拉弗拿着一把火剑,火焰,把守那生命树。因为,如果人摸了那树,并吃了它的果子,就必永远活着。当时你把守那棵树。但同样来自那把剑的火,神的道,正在赶人们回到那棵树,那棵生命树,他那么完美地来到地上,降生在马槽里,在牛羊躺卧睡觉的马棚里,小耶和华以婴孩的样式在哭。哦,这应当是使每个男人女人激动的事。

后来,耶和华死在十字架上,受了世人罪孽的折磨。他不用那么做,但他那么做了。他的恩典驱使他做。他的爱,“神如此爱人,”他的爱驱使他做,因为这个人类必须展示他是救主的属性。他们必须失丧。当时还没有东西失丧;神造的东西都是完美的。但撒但被带进来了,在人类被安放的自由意志上歪曲了神完美创造的东西,后来神必须救赎人类,他救赎了。
105

永恒的神啊,求你以怜悯来向这里的每一颗心说话。今天,当这些手举起时,或许我问的那个时候有些人还没有真实的感觉,但现在有了。神啊,愿他们用自己生命的血签名,从今以后,他们把自己整个的生命投资在耶稣基督和他的道上。

那棵伟大的树,那伟大的生命树,当他来到地上时,他们用一根罗马的枪把他砍倒了,把他挂在罗马的树上,残忍、被咒诅的树上,但在那里,他救赎了一棵新妇树,新妇树,一棵像他一样的树。来自伊甸园的夏娃树,那起初堕落的树—夏娃,亚当跟她走出去了;现在亚当,第二位亚当来了,知道他的眼睛开了,要来接受他的夏娃。
106

正如先知说的,先知大卫,说他要像一棵树栽种在溪水旁。主啊,求你应允生命的水在末日浇灌这新妇树,在那里所有的宗派枝子都被农夫修剪了。现在神的灵正重新活在树顶上,是从树心来的,是道。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多结果子。愿他们的状况,如果是像拉撒路那样,如果他们在地上必须那样承受,知道我们的财宝是在天上,不属地上。

主啊,求你祝福这些商人,这些女商人,所有有关的人。我们现在把他们交托给你,以推进这个信息。主啊,你应许了你会应允的。作为你的仆人,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你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主啊,他们举起了手。现在我把他们作为今早从你道的信息而来的爱的礼物交给你。主啊,求你保守他们,直到那日。你说:“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愿他们领受那生命的细胞,只有受了孕的种子才能长出来,唯有这道。每个人的话都是失败的,死了,没有受孕。但你说:“我的话,”就是圣经,“永不失败。”它是生命。今早,求你应允在基督里的生命借着道成长,愿他们领受了。作为你的仆人,我把我的祷告交托给你,要在这祷告中蒙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07

主耶稣基督祝福你们。非常对不起,我留你们在这里到这么晚的时候;请原谅。对每个举手的人,你们愿意答应我说你们会去某个充满神的灵的基督徒好教会吗?并且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如果你从未受洗的话。为耶稣基督尽你的本分,我的弟兄。

直到我们今晚相会,愿神祝福你们。我把聚会交还给卡尔逊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