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731 神为凡事只预备了一条路

1

谢谢你,卡尔森弟兄,见到你真好,愿主祝福你。晚上好,朋友们。现在,在坐下之前,让我们来对我们大家在这里所敬拜的那位大君王说说话。

2

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赐给我们这个机会再次回到这座大城芝加哥来,与那些等候主耶稣再来的人聚集在这里。父啊,我们祈求,我们这些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付出了努力,就是为了要看见一个复兴或搅动,也许可以再多呼召一些城里还遗漏的人。愿这是审判临到这个国家之前最后一个人能被呼召进来的伟大时刻。父啊,我们相信,还有一些人在等候,我们也在寻找他们。这时候请把他们送来,父啊,求你应允,使他们可以接受基督;得以被列在那些选民当中,在未来的那些日子里,在伟大的被提中被带走。求你应允,主啊。

   我们所付出的这些努力,由卡尔森弟兄等这里的所有人所付出的努力,使得这个原来是威士忌酒馆和摔跤场的地方能变成主的殿。主啊,愿这里成为罪人悔改归向基督的一个纪念碑和象征。
   父啊,求你在这些事上垂听我们,医治病人并行出我们向你所求的这些大事。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也为他的尊贵和荣耀,阿们!(你们请坐。)非常感谢你们!
3

能来芝加哥一直是我的一个荣幸,我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的。我有一段时间没来这里了,因为我不再住在这里了,我住在亚利桑那州的图森。我们来杰弗逊维尔这里是为了过暑假,我星期一早上就会离开这里。我一到家,就有一些事等着我再返回图森。

   但我是来这里录磁带的,我把录在这些磁带上的信息送出去。主一直都在祝福我们;星期天我们讲了一篇四个小时的信息,我不打算在这里也那样做。在那四个小时里,我们讲了耶稣基督是神创世以来所隐藏的奥秘的三重启示。主实在是祝福了我们;我们得到了很大的祝福,神医治了我们当中的病人。
4

大约三个星期前,我在讲道时,有个人站在我们面前,他是个英国人;他妻子是挪威人。她是个很好的护士,而他是个很好的人。所以,这个人,我正在讲“综合症”,当我在讲的时候,这人对我讲的有点抵触。几年前我第一次遇见他时,我告诉过他说他心脏有杂音。我想,起先他根本不想要相信,但最后医生也说他心脏有杂音。那天早上,他有点烦躁。我说到那点时,他很抵触,很快就倒在地上死了,倒在了地板上。他妻子弯下身去检查他,他已经没气了。

5

我不得不叫会众安静下来,然后走下讲台,走到他那里,给他摸了一下脉搏,已经没有脉搏了;他的眼睛……你知道,心脏停跳后,眼睛就会往后翻。我试着翻开了他的眼睛,看到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已经死了。主耶稣说:“说话!”

   我说:“主耶稣啊,请恢复他的生命。”
   他抬头看着我,说:“伯兰罕弟兄。”
   他今晚还活着,或许他也来出席了这次聚会;他一直都跟着参加聚会,可能他也在这里。今晚我没有看见他在这里;魏先生,你在吗?我没看见。哦,就坐在我前面,在这儿,就在我前面。我不知道他就在这儿,他今晚在这儿;现在,他非常的健康。你能站起来一下吗?让大家都能看到神能使死人复活。他妻子是个很好的挪威护士。赞美主![原注:会众鼓掌。]
   你可爱的妻子与你在一起吗?[原注:魏弟兄说:“没有,她在照顾那个病人,伯兰罕弟兄。”]她去照顾那个病人了。他妻子是个很可爱的人,她尽力地照顾病人,是从内心去做的;她一直在做护理工作。现在,她正在后面照顾某些病人。我们为此而多么地感谢主。
6

呐,我进来时,听见维尔弟兄在我之前讲了话。每天晚上我尽量早点结束,尽可能早点结束。我会照着主的引导为病人祷告;祈求神祝福卡尔森弟兄和所有在芝加哥等候主再来的这群人。

   可能在这个星期的晚些时候,我也许会告诉你们今早天刚亮时我看到的一个有关此事的异象,那时我正要来这里;也许在这个星期时间稍微充裕一点的时候,若主愿意的话,我就讲。
   呐,这里有多少人是以前从未参加过这些聚会的,让我看一下你们的手,从未参加过这些聚会的。好的,我们很高兴今晚你们来到这个小会堂里,来到这个小场地,我想,这里曾经被用作摔跤或拳击比赛等,是吗?
7

我记得,我不久前在这里讲过道,是在印第安纳州的温森斯……哦不,是在印第安纳州埃文斯维尔;年轻时我在这里参加过“金手套”拳击比赛。那时,我还是小伙子,我参加了几场职业拳击赛,我一连赢得了十五场职业拳击赛。有一场没赢,那是在印第安纳州埃文斯维尔,打了个平手。后来我又回到跟这个人比赛的同一个竞技场传福音了,我说:“现在,我要争战的,不是我的弟兄,而是那个捆绑我弟兄的魔鬼,”就是这样。

   所以,今晚我们在这里,把这个曾经是选手们彼此摔跤扣制对方的地方,变成了用圣经扣制魔鬼的地方,把他捆绑得无法脱身,直到被判输为止。没错。现在,我们祈求,愿主帮助我们这样做。
8

再问一下,就在我们读神的道之前,有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吗?请举起手。我知道今晚这里很热,所以我们要快一点。

   要记得,明天晚上再回来。有星期三晚上、星期四晚上、星期五晚上。我想,星期六早上,我看到日程安排,星期六早上是商人会的早餐会。星期六晚上在莱恩理工高中,星期天,星期天下午和晚上都在这里。让我们……
   什么?[原注:一位弟兄说:“请对着这个麦克风说大声一点。”]对着这个?好的。[原注:“这里的这个。”]是的,你们能听得清楚吗?[原注:会众说:“可以了。”]可以吗?很好,好的,先生,我要记住,应该要站在这边。
   现在,让我们低头。
9

呐,天父,我们正在接近这个男人女人必须要做出选择的时刻。我们知道,我们离开这会堂时,不可能还是跟进来时一样。我们不可能进到主的殿之后,出去时却还是一样的:要么更好,要么更坏。主啊,求你应允,使我们今晚出去时能比进来时更好。

   我写在这里的一些话和笔记,以及为今晚的这个小信息所要传讲的经文,愿它们使基督得荣耀。愿主的子民听到它,就得到信心,因为我们真正相信我们就活在末日的最后几个钟头了。太阳已经落下有一阵子了,神长久的忍耐把它托住;阴影正在聚集。神啊,我们祈求,愿你使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更加认识到这点。
   请祝福那些举手的人;赦免我们的罪过,赐给我们对你的道和你儿子再来的信心。我们奉主的名祷告,也为他的荣耀,阿们!
10

[原注:有人说:“他们问你能不能祷告一下;后面有个女士,她病得非常非常重,已经昏过去了。”]等一下,后面有个女士昏过去了;我想是这样的,她在后面。让我们祷告。

   天父,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愿那天晚上使那个整夜坐着听保罗传道的年轻人复活的大能,愿这使他恢复健康的同样的大能,也这样行在我们这位昏倒的姐妹身上;也许是因为天太热,她坐在后面,病了。主啊,愿赐生命的圣灵临到她身上,使她这肉体的生命得到力量。主啊,求你应允;我们把这事交托给你,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有情况就通知我……如果情况变坏,我就到后面去看她。
11

现在,在《约翰福音》12章32节,我想从这里读一小段经文,以便用一个主题,把来龙去脉讲出来。我看到你们要听清楚有点困难;从你们的表情上我看得出来,这会堂里有回音,我尽量讲得清楚一点。我要读这节经文,耶稣说:

   32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
   我要从这里拿出一个题目:“神为凡事只预备了一条路。”神只预备了一条路来满足一切事。呐,除了这条路以外,其它的路对神来说都是歪曲的路;神行任何事,都只能有一条路。他的第一条路也永远是他唯一的路,他会一直这么做。因为神做出一个选择或决定,他就必须永远保持那样的决定。如果他为了得到一条更好的路而改变了那个决定,那么,这就显明神不是神,他就不是无限的了;因为他发现了比他起初所知道的更好的方法。他不改变,他的道路总是完全的;他的道是完全的。任何一条路,若把神所预备的拿走一点或加上一点,都是错误的。
   我相信在圣经的最后一本书里,它叫《启示录》,写道:“若有人从这道中加添一个字或删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
12

呐,因此,神已经开了一条路,一条完全的路,我们就必须走在这条路上,不要试图改进它,也不要试图从它删去什么或注入什么或拿掉什么。我们必须接受神已经设定好的路,任何别的路都是错误的。

   甚至在《创世记》里,起初,神在《创世记》第1章里谈到了自然,他说:“各样种子要各从其类。”各样种子都必须各从其类。呐,若改变它,便是行了神说不可行的事。
   现在,我们发现,我们看看人所行的事,他歪曲了神生命的路而行了这些事。我们要以这个做背景,来说一下我要跟你们谈到的关于主耶稣的事。瞧,当人……神造出种子后,他造了完美的种子,但现在,人却试图把别的东西注入到那种子里面。
13

比如说,今天我从印第安纳州南部上来,一路经过印第安纳州上来,我注意到那里有些我们所说的“杂交玉米”。那些玉米真是又大又好看,但没有任何益处。它看上去更好看,但其实没有更好,它绝对是毫无用处的。

   我们发现那些杂交的鸡,我们发现……你们都尝过现在的烤鸡吗?瞧,你简直不能吃,它闻起来或吃起来很像,我是说,它的味道就像鸡的味道。那么,怎么回事呢?在杰弗逊维尔、路易斯维尔、新阿尔巴尼,现在有八百人因为吃了杂交鸡下的蛋而住进了医院。瞧,他们用不同的方法去培育那些鸡。
   还有一点,他们甚至走到一个地步,喷洒杀蚊子的农药和滴滴涕,结果那些鸡和动物就吃了下去。
14

我们肯定是生活在末日了。他们把各种东西杂交,交配,搞出来的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我读过一本医学的杂志,我相信是的,后来又读了《读者文摘》,里面说,这样做就改变了人的生命进程。它甚至使男人和女人都被歪曲了;男的变得更像女的,女的更像男的。男的变得更女性化,女的变得更男性化;都是杂交的东西造成的。你瞧,我们吃的杂交动物的肉,里面的细胞实际上对我们身体是不好的。因此,那样做,瞧?从动物来的细胞或从麦子和玉米来的细胞,都不是好细胞。

15

为了使这东西生长,看上去更大,就必须一直喷洒农药。

   呐,原本的植物,很健康的植物,根本不需要喷洒农药。害虫不会影响它,因为它本身就有驱虫剂,能把虫子灭掉,使所有虫子都不能来害它。呐,这就是神的方式。
   把疾病带入到世界的就是罪;当人从神所预备的道路上堕落时,他就向每个魔鬼、每个疾病等等敞开了自己。所以,他不得不要一直用药,要喷洒;这样,每一代又传给另一代。呐,你可能是基督徒,你妻子也可能是基督徒;但你身体上的基因还是从你父亲和祖父等一直遗传下来的。正如但以理说的:“每一代人会变得更软弱,但更聪明。”这使得全人类,所有族类都在濒临死亡。
16

想一想,在几年前,你从未听说有人在打棒球时会受伤。现在,他们必须戴头盔击球,每年都有很多人被打死。你打到人,他太软了,就像豚鼠一样,当场就死了。你还注意到,他们过去常常……

   就像打拳击,我相信是鲍勃·菲茨西蒙斯和科贝特,他们打了一百二十五回合。现在,打两到十回合,你就得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去恢复,才能让他们再缓过劲来。过去,他们是赤手空拳打的,现在,打的时候,手还得戴拳击手套。现在,他们要停止这项比赛,因为他们……每次你打出一拳,几乎就会把人打死,瞧?你看,这是……
   整个人类都完了,根本没有一丁点希望了。万物都到了尽头:牲畜、玉米,等等。
   呐,你不能把已经种好的植物拿去跟别的植物杂交,然后再把它拿回来去繁殖,它不会成功的;它无法再繁殖自己了,不会的。因为神的命令仍然保持一样:“各样的种子要各从其类。”如果不是那样,杂交过的、生命被歪曲过的种子,很快就会死掉的。你种杂交的玉米,它会一直生长,到了玉米粒快长出来时,它就变黄了,又缩回去了。
17

呐,他们杂交动物是这样;他们杂交种子是这样;他们杂交别的东西也是这样。他们在教会里也这样杂交;试图要搞出一个更漂亮的教会,一个更好的地方,一件更美、更了不起的东西。他们借着掺入人造的教义等等的东西把教会杂交了,当它到了能够使它再生的道面前时,它却又一次死掉了。瞧?你只要……

   做任何事都有一种方法,就是神的方法;除了这方法以外,其它一切都行不通,因为它自身不能再繁殖。我有针对这些事的经文,能证明在末世必会出现这些事。
18

那天,我听说了鸡蛋这件事后,就回去查我的本子,那是1931年主对所我说的话,我把它写在了本子上:“在末世,要警告百姓不要吃鸡蛋或住在山谷里。”瞧,那时还不知道放射性尘埃和这些东西是什么,瞧?但主已经事先警告了;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瞧?“在末世,不要住在山谷里,”也“不要吃鸡蛋”,各样东西都有毒了,看到吗?事情果然发生了。想象一下,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

   神的道是种子,耶稣这么说,神的道就是撒种之人撒的种子;这是唯一能产生永恒生命的种子。呐,我们可以有各种各样其它的生命,但却不是真生命;有教会的生命、家的生命、家庭的生命、国家的生命,但永恒的生命只能来自神的道。这是唯一能产生永恒生命的种子。现在,他们却试图要用信条跟这道杂交,把信条掺进去,把某些宗派的荆棘或杂草掺进道里面。他们所做的事,他们这样做,就使教会走到一个地步,长大到一个地步,它本该接受这种子,真正的道;但因为杂交的境况,却使它退化到了宗派的教训里,把神真正的道撇到了一边。
19

所以,我们到了最后的时候了;没有一丁点的希望留下了。我们无法把希望建立在这个国家上;这个国家是建立在政治的基础上的,政治已经完了,它们是……要有多腐败就有多腐败。当你……

   你们读过《生活》杂志吗?那个律师,或者那个法官,他儿子,一个小伙子;他跟那些小阿飞等等开着这些改装的跑车,拼命地在这里飙车。他儿子撞死了一大帮人,其中还有一个小孩子,一个很小的男孩,撞死了一帮人。法官却把他放了。全都是在玩弄政治。
20

瞧,这个国家的生命完了;自然的植物生命完了。各样东西杂交太多,以至里面没有一点生命了。人类的生命变得越来越糟,属灵生命也正处在从未有过的最低潮,看到吗?瞧,杂交到什么东西都配进去,加进去,想在这方面把它变得更好。我告诉你,甚至对我们五旬节运动来说,我们过去常常到酒吧等这类的地方去……

   我是在一间改装过的酒吧间里悔改信主的;今晚我感到很亲切,我往后看,看到吧台等东西。我在一间黑人小教会里接受了圣灵的洗,是被主引导到那里去的。
   现在,看到这些地方,他们不要……他们必须得给它起一个很花哨的名字;必须得有这些东西,否则人们就不……它外表必须要这么漂亮,若不是这样的话,人们根本就不想跟它沾边。但你要注意主的道。
21

呐,神行各样的事都有一种方式,我须照着他想要成就的方式去行。如果不这样,就不会有果效。耶稣在他那个时候来到地上时,就发现了这样的情况;他说:“你们藉着你们的遗传使神的道没有果效。”瞧,他们把他们的遗传杂交并注入到了神的诫命中,使那些诫命没有果效了。

   今天,我知道情况也是一样。我的基督徒朋友,现在唯一留下的一件事就是主耶稣基督的再来。这是教会所拥有的唯一希望;至于教会,若是它再搞出一个宗派,那它就完了;因为每个宗派在它成为宗派的时候就完了。正是这件事……
22

我想在这里说件事,也许我不当说,但我还是相信应该说一说。

   你若注意,路西弗今天所做的与他在起初所做的一模一样,瞧?起初,路西弗要为自己建立一个比米迦勒王国,即基督,更伟大、更美丽的王国,他想要……这就是他的野心,想要取得那样的成就。他靠什么做成那事呢?他带走了那些离开自己本位的堕落天使,他利用他们做事。
   今天,路西弗钻进了教会里,拿走了神的道,注入了各种宗派,他正在建立一个教会,就是现今正在进行中的促进基督教大联合的运动,它要把所有新教教会联合在一起,统统归入到天主教里。他们现在选出来的这个教皇,正在做这样的事,完全与圣经所说的一样。他靠着什么来做呢?他靠着那些促进基督教大联合运动、不认识神的人来做,他们中许多人是五旬节派的,因为他们也在做同样的事。这是什么?路西弗正同着那些堕落的天使,堕落的路德派信徒、堕落的卫理公会信徒、堕落的五旬节派信徒在做这事,他们失去了原本的产业,偏离了神的道,回去搞出了一个基督教大联合的运动。那些堕落的使者,本是持守神的道的使者,但他们出卖了长子名分,与世界为伍。同样的事也发生在这末日;今天,那些邪灵在这些人里面,路西弗正在靠着他们来取得成就,与他当初靠着那些没有持守本位并顺服神的堕落天使所行的一样;他今天仍在行同样的事。
23

哦,你永远找不到别的路,根本找不到别的路;不管你是在酒吧里;在街上或无论你在哪里。神已经为人预备了一条路来接受基督和永生。耶稣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这是神唯一的路,“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耶稣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这是神预备的路。《马可福音》16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基督所做的这些事,正是……
24

耶稣是神之道的彰显;他是得到印证的神的应许;他是神在肉身的样式中。圣经说,神在基督里;创造天地的伟大耶和华彰显在一个身体里,就是主耶稣。在那一个人里面,他能成就……他藉着摩西试验过;他在雅各身上做过;他在约瑟身上做过。但他将他一切的丰盛都放在了这位基督身上,他是神性一切的丰盛住在一个身体里,在这身体里神能表达他自己。他说:“谁能指责我有罪呢?(罪就是不信)我岂没有完全行圣经说我要行的事吗?那么,谁能定我有罪呢?谁能说我在哪方面没有应验呢?”瞧,这是神所预备的路。

   基督,这位公义者,必须死去,才能藉着他的血产生出永生,献上他的血细胞,叫他可以赐给我们永生;这是神所预备的路。
25

从来没有任何东西能在任何事情上比神的道路更好的;我不在乎它是什么,只要人们不去试图把自己的想法加进去,而是单单照着神所说的那样去接受,去相信。瞧,人似乎很难摆脱自己的想法,他非得加进一些自己的东西不可。他总是捣乱,请原谅我这样的表达,他总是因为掺入了自己的方式而捣乱了神为他预备的道路。

   你以为他们能找到一个比啄破蛋壳更好的方式让小鸡出生吗?我很怀疑你是否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不可能,先生。它生下来时,小嘴巴的顶端有一个小点;它每次来回地点着头,好像说:“阿们,阿们,阿们!”它不断地划蛋壳,直到把自己划出来。是的,先生。你永远找不到一个更好的方法,因为这是神所预备的方法。
26

呐,要是它嘴上有一个小点,你说:“可怜的小鸡,你知道,我要为你安排一个更好的方法;我要把蛋壳敲破,把你抱出来,”那会怎么样?那会杀死它的,没错。它会死的,它活不了;它必须那样做,才能在它出来之后,有足够的力气来呼吸空气等等。它被提供了一个工具,它有那个小尖嘴;你们在小鸟和鸡的嘴上可以看到它。它点着小头,来回地划蛋壳,“唧唧”叫,直到给自己啄出一条路来。

   如果你拿这个作为一个例子,或以它来阐明一个要点,这就是神为基督徒重生而预备的方式:不是走到祭坛上来,或与某人行右手相交之礼,或把名字写在教会的册上;而是走到下面啄啊、哭喊、乞求、呼求,直到神把力气给了你,那么,你就从世界的壳里出来了。
   如果某人,牧师,他把壳敲破,抱你出来,说:“哦,瞧,那没问题,无论怎样,我们都会接纳你进来的,”你就死了。只有那样的结局。
   你必须照着神所预备的道路去行;这也是其他人必须行的路,就是从神的灵重生。留在那里,直到……多久?直到!主告诉第一批五旬节的人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一天、五天、九天,无论多少天,都没有什么分别,留在那里,直到被圣灵充满,直到重生了。
27

野鸭和大雁,人们从来没有找到一个比神为他们提供的更好的聚集方式,让它们能准备好从北部这里飞往南方的。不久前,我从这里学到了一个大功课。我下去德克萨斯州时,我们正在路上,我注意到,差不多有半英里长的交通都堵塞了。我问他们中的一个人:“出了什么事?”

   他说:“大雁正从路上经过。”
   最后,我终于到了那里,吵得你什么都听不到了。它们正在举办一场复兴会;它们聚集在一起,准备飞行。它们要回家,回到北方它们的家,它们在那里才能抚养小雁。它们正举办一场复兴会,在飞之前聚集在一起。
   呐,这正是神所预备的道路,成群结队,大家都聚在一起。一个在这里,一个在那里,一个又在别的地方;一个在水稻田里;一个在麦地里;但不知怎么的,以某种方式,在某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样),但在某一天,它们要聚集在一起,这似乎是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我们叫它是本能,那是神所赐的本能,在飞行之前聚集在一起。
28

你看到神现在正在做的事了吗?把他的教会从这边吸引到那边,为要得到复兴,像大雁一直以来所有的那种老式复兴。

   呐,要是它们尝试别的方法,说:“瞧,现在我们要飞另一条路线,”那会怎么样?它们永远都到不了那里的,是的,先生。要是你说:“瞧,我来告诉你,我们要为它们安排一条更好的路线;我们要把它们全赶进鸭笼里,用鸭笼把它们带过去;把它们放在鸡笼里,或做一个鸭笼或鹅笼,或无论做什么笼子,然后把它们放进去,带它们到那里去,”那会怎么样?你认为那是更好的办法吗?你说:“哦,我们可以给它们……哦,我告诉你,我们可以沿路给它们更好的食物。”不,你不可能做到。
29

在池塘和田地里,有这些谷粒,有杂草之类的东西,它们需要吃那些,才能有力气在到达那里时,成为所该成为的那样。如果它们没有得到那些,它们就不可能抚养好它们的幼雏;它们就成不了真正的野鸭,要是它们也那样做的话,它们就会像我们一样,成了杂交的,你瞧?但神有一种方法来行这事。

   你若把它们放在鸭笼里,你知道那些野鸭会怎么认为吗?你若像那样把他们放在宗派里,他们就知道他们准备要被杀了,就是这样。你把它们放在笼子里就是为了要这么做;它们准备要被杀了。对这点,野鸭比我们知道得更清楚。当你用人造的牢笼把它们都关在一起时,瞧,那么,你瞧?野鸭就知道它再也不能自由地在空中飞翔了,不能做神为它预备要做的事了。你把它放进鸭笼里,那么,它就完了,就是这样。它们要被杀的时候,你就会把它们关进笼子里。野鸭很清楚这点,我们也应该知道。
30

你也不能为它们选择一条更好的飞行路线。(我想,你们这里可以叫它是线路;在南方的老家我们还是叫路线,但在这里,我想,他们叫它线路)你想过吗?如果你能说:“现在,听着,我要告诉你们该怎么做。你应该沿着后面这条路,再下到另一条路,然后再飞到这条路上。”你以为你能为它们选一条比神为它们所预备的更好的路线吗?哦,要是你给它们什么东西,用某种磁铁或什么东西吸引它们到这里来;它们从不……你吸引它们经过暴风雨,经过各种环境,它们就会有一半会丢失的。

   瞧,你无法给它们什么更好的方法;它们是照着神所预备的方法飞行的。它们在几英里远就能嗅到那些暴风雨,知道怎么着陆,怎么为暴风雨做好准备,怎么能再从新起飞。神为它们预备了一条路,它们有野鸭的习性,足以按着神所预备的方式去飞行,我们没有这种感觉,我们试图要搞出一个比神为我们预备的更好的方式。瞧,我们要把自己的东西加进去;野鸭不会去注意那些东西,它只是按着神要它飞行的路线去飞,它的祖先这样做,它的曾曾曾曾曾祖母这样做,一直都那样。
31

如果我们回到我们的祖先五旬节那里去,我们就知道如何去那里了;神已经藉着他的道和他的圣灵预备了一条路,但我们却要走别的路,某某博士说什么;或一群人聚在一起说什么,那就偏离了神所预备的路。教会本来在神所预备的路上一帆风顺,后来到了罗马的尼西亚大会,他们就在那里犯了致命的错误。要是你能接受……

   呐,你认为能为他们找到一条更好的路吗?或你能给他们找到一个比神为他们所预备的更好的领袖吗?呐,你可能从这里的什么地方找到一只公鹅,从那里带出来,用维他命等喂他,给他特别的呼召,你知道,送他出去,在他嘴上挂个能发出大雁叫声的小东西,你找一首曲子,他几乎能用约德尔唱法给你唱出来,你可能把它写在所有报纸上:“一只会约德尔唱法的野鸭。哦,所有野鸭肯定都会来找它;它会知道带它们飞哪一条路,因为它很有文化、受过教育;它受过训练,他能做到。”你可能……它可能站在那儿,“约德尔”一下午,但也不会有一只野鸭来到它周围的。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着生人。”
32

它可能听起来更美,它可能有更好的翅膀;它可能吃得更好;它可能是只更有文化的野鸭;它甚至能扭来扭去或别的什么,你说不上它会做什么。但我告诉你,如果那野鸭没有发出那个正确的声音,其它野鸭是永远不会跟着它的,没错。藉着神所赐的声音和神所赐的本能,野鸭认得它们的领袖是谁。你永远不可能得到比那个更好的方法,因为那是神为它们所预备的真正的方法。

   注意,还有,如果你训练一只大雁或野鸭去带领那一群,你可能会把它送到猎枪的枪口上了,那些猎人正等着它呢。但你知道,这个神所预备的领袖会带它到神为它们预备的地方去。瞧,它会带它们笔直地飞往路易斯安那州的稻田,这样,在年末的时候它们在那里就受到保护了。哦,肯定的。神知道怎么做,野鸭也知道去做神要它们做的或为它预备的事。
33

注意,你能想到你会发明一种比神为它所预备的更好的工具吗?呐,小野鸭从未离开过池塘,它生在北方的林地里;它一生中从未离开过池塘,但不知怎地,它也起行了。它可以去东、去西、去南、去北,可以去它想去的地方;但有东西在驱使它直接去向南方,告诉它如何回避严寒的侵袭,暴风雨和其它恶劣气候,离开那里,到有食物的地方去。神在那野鸭里面有一种“仪器”,会完全正确地引导它。人们永远无法找到一个比神为它所预备的更好的方法,是的,先生。

34

当婴孩要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时,人们永远也无法为他找到一个比哭更好的方法。你可能会告诉他:“瞧,他可以动一动他的小拳头或他可以那样’咕咕’几声,”但那样永远也不会比哭更能引起注意。他必须要哭着要东西,就是这样。你可能说:“那好,我要设定闹钟,我要定时喂这个婴孩,一次喂几分钟,就喂这么长时间。”你设好闹钟,把奶瓶塞在他嘴里,他会“咕咕”叫,把奶瓶吐出来。你把奶放到他嘴里,他会把奶吐出来,因为时间还没有到。但神预备了一种方法,他设好了一个小闹钟,放在那里,时间到了,他会一直叫,直到吃到了奶瓶,就是这样,他会哭着要。

35

呐,神也把这种方法给了他的小婴孩,哭求,要他的信徒哭求他们所想要的东西,没错。为了你的需要而向神哭求。

   呐,不要去听那些知识性的演讲,有人说:“瞧,我告诉你,他们所谈论的圣灵的洗、神的医治和所有这些东西,瞧,我告诉你,这不是给今天的。我可以给你解释清楚,它不是给今天的。”听着,一个真正的神的婴孩是不会去理睬那个的。
   他会尖叫、哭喊、蹬腿,直到他从神的道的应许中得到一个被印证了的回应,因为:“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他一直不停地哭,直到所应许的道被印证了。神的小孩是靠神的道而活的,对他来说,世上没有更好的道路,就是这样。主说他要靠什么而活,他就靠什么而活;而且他会一直持守着,直到事情成就:哭求、蹬腿,只要一直持守着。
36

有些人说:“哦,你无法得到圣灵,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几年前,他们试图告诉我们说根本没有说方言、说预言和神所应许给早期教会并赐给他们的这些伟大恩赐,“那种日子过去了。”

   你以为那会阻止那些心里饥渴的人吗?他们持守这道,也知道圣经这样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他们呆在那里,脸伏在地哭喊、乞求、蹬腿,喊叫,直到神将他起初浇灌在使徒们身上的圣灵也浇灌在他们身上,阿们!那是什么?那是神所预备的道路,没错。他们相信它,神就为他们预备了这条路。彼得在五旬节把这条预备的路给了他们。
37

有些人说:“握手、洒水礼、加入教会;它就是这个、那个。”神必定要藉着某种东西来审判教会、世界。如果他要藉着教会行审判,那么,将是那个教会呢?如果他要藉着天主教会行审判,哪一个天主教会呢?如果他藉着罗马天主教会行审判,那么东正教会就失丧了。如果他藉着东正教会,希腊东正教会行审判,那么,其它的就都失丧了。如果他藉着浸信会行审判,那么,卫理公会就失丧了。因为,你不能从道中加添或删去一个字,明白吗?

   所以要记住,不信一个字,不信一个字就导致了每一个心脏病、每一种疾病、每一个死亡,甚至主耶稣都要来受死,以便救赎我们。夏娃,她不信,就与撒但推理,哦,是撒但就与她推理:“哦,老实说,神不会那样做的。”
   瞧,这正是路西弗今天所做的,说:“神不会拒绝我们的,我们人太多了;我们有几万人,几百万人,你认为神会拒绝我们吗?”他肯定会的,他已经这么做了。你若拒绝他的道,你就是在另一边了;不是神拒绝你,而是你拒绝了神,问题就在这里,看到吗?
38

你必须接受这生命的粮。“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一点话?偶尔的一句话?),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人要靠着这个而活。”这节经文是由圣灵写的,没错;而圣灵就是神。每个字,是人被圣灵感动而写下了圣经。我相信圣经的每一个字完完全全都是神的真理,是不能被篡改的。我们到人生的尽头时都要接受这本书的审判,是的,先生。

   我不相信那些知识性的演讲,我相信这道本身,然后持守住那应许,直到它彰显并成就了,那么,你就得到了。什么?“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39

那天我在思想,圣经说,罗得的魂天天因着所多玛的罪恶而伤痛;我就想,美国有多少个罗得呢?人们坐在书房里,好人!坐在书房里,看着窗外,看到街上这些现代的脱衣舞女,那种放荡的行为……他们对此不能说什么;他们知道那是错的,他们什么也不能说,他们一半的会众……是的,百分之九十的会众都那样穿。剪头发的女人、穿短裤的女人、男人抽烟、喝社交酒,讲肮脏的笑话……他们知道最好不要说什么;如果他们说了,如果他们敢碰这种事,要是让他们的宗派总部知道了,他们就会被赶出教会。瞧,现代的罗得。他们连常人的胆量都没有。他们里面没有真正属灵的真理,没有足够的恩典站起来;明明看到了罪恶,却不敢把它揭露出来。

   神啊,给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一些像亚伯拉罕一样将自己从这些恶事中分别出来的人。没错。是的,先生。
40

他的道永远是真理,永远是真理。他信的孩子都相信它,哭求它,直到他的道被印证了。他的道永远是他的旨意;如果你想要知道神的旨意是什么,就在圣经里找,那是神的道。任何与之矛盾的东西,都是歪曲的。不要陷入到那种杂交的状态中;神所说的话都是真理。

   若有人带你去,对你说:“呐,我加入了教会,我告诉你,呐,我们不相信领受圣灵的洗;我们不相信那个;我们相信当你信的时候,你就领受了圣灵。”
   保罗在《使徒行传》19章说:“你们信了以后,领受了圣灵没有?”瞧,“你们领受了圣灵没有?”
   “那么,你是怎样领受圣灵的?”你说。
   彼得在五旬节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这是他说的:“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
41

这就像人们读了药瓶上面的处方,却不想吃药一样。这样,读那处方又有什么益处呢?瞧,他们去读神学院,学教会历史;我们学习教会的规章制度,学习圣经所讲的事,学习所有的希腊字,可以告诉你那些是什么意思;但那只是告诉你药瓶上面写的和用药的方法。我能告诉你彼得在五旬节时所说的话;我能说出那应许是给你的,但你要说:“我相信那个。”我能相信这药放在那里是为了治那病的,但直到我吃了药……我必须吃药。瞧,对它的虔诚并不会……呐,你说:“我虔诚地相信那个,那是真的。”但你必须把它吃下去。当你吃下药后,药对病人的效果就会显出来。当你接受神的道后,因着信,就会显出真实的圣灵的果效,即亚伯拉罕的后裔。它在你身上行了某事,它抓住了你;它把你的不信抖掉了;使你专注在上面的事上。

42

耶稣在这里说:“我若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他就是这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道仍然是神。这道若被举起来,你也把它接受到你心里,它就会吸引你来归神。没错,因为道就是神,阿们!哦,我是何等地爱他。这道永远是真理。是的,先生。从来没有一条路能比神所预备的路更好了。

43

过去有个先知,名叫约伯,他需要得到一些安慰。他的教会成员过来,却谴责他,说:“约伯,你知道,你……你在神面前行得不正;”他们谴责他,但他还是需要一个安慰者;甚至他妻子都无法安慰他,她说:“约伯,你应该弃掉神,死掉算了。”

   但他说:“你说话像个愚顽的妇人。”约伯持守着,直到神给他看到了耶稣基督的一个异象。呐,你们相信这点吗?
44

当那异象来到时,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日他必站在地上;皮肉之虫虽然毁坏这个身体,然而,我必在肉体中得见神;我自己要亲自看见他,我的眼睛必看见另一个身体。”

   现在记住,异象就是……他看到了耶稣;耶稣就是道。当约伯需要一位安慰者时,神就把一个道的异象赐给了他,阿们!太好了。
   这也是我所得到的安慰,就是读这道,信这道,信这道所说的。耶稣说:“人的话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不要在意其他人说什么;我尊重他们说的话,但说到信,如果它与神的道相违背,我就不信它。除了神的道,我什么也不信,因为“人必须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而活,”不只是这么一些话;他说是一切话,是整本的圣经,“人必须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而活。”呐,那是人能活着的方式,那是神为了让人活着而预备的方式。
45

约伯是个先知,他甚至活在圣经被写出来之前。注意,他是个先知,主的道临到先知。那时,当他需要安慰时,他找不到一个人;他去到教会,他的教会没能给他任何安慰,反而谴责他。他就持守着,直到神藉着异象将道显给他看,那时,他就得到了安慰。他站立在那里,闪电划过,雷声轰鸣,他说:“皮肉之虫虽然会毁坏这个身体,然而,我必在肉体中得见神;让死亡或别的来攻击我吧,那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我见到了神;我看见了他道的异象。”

46

以色列人曾经在埃及,他们在那里受奴役;他们需要一条路,他们需要一条逃出埃及的路。注意,我们发现有个受过训练的人,名叫摩西;他接受过各种军事能力的训练,将要成为埃及下一任法老。他接受过各种军事能力的训练;他想,将来某一天他要拯救神的百姓。他出来了,这个大能的人摩西,说话行事都有大能。他用他的军事能力尝试过了,但那不是神所预备的道路;他还缺乏点什么。

   有一天,他在那偏僻的旷野,他所缺乏的,却是那燃烧的荆棘所拥有的。摩西看见了一个道的异象;那就是神。当他看见时,那异象说出了道:“我记得我对亚伯拉罕(阿们!)、以撒、雅各所做的应许;我记得我应许过他们,我现在下来要拯救他们。”阿们!哦。接着,就像我那天晚上在我的教会所讲的,摩西就成了神的一个囚犯。
47

除非神能把你变成一个囚犯……保罗成了一个囚犯。瞧,你不能仰望你所想的;你不能仰望其他人所想的,你必须完全照着神所说的去走。你是一个囚犯。

   保罗知道圣灵催逼他要去一个地方,而他本不想去那里。他知道,圣灵禁止他去某个地方;他知道,许多次他必须闭口不言。
   有一天,那个算命的跑出来跟着他,在他后面大喊大叫。保罗,拥有神的圣灵在他里面,一天又一天,他想要斥责它。最后,他得到了信息:“斥责他!”他就转过身来,除非神说了,他才能做。阿们!
   哦,巴不得教会在神荣耀的同在中也能这么做;某一天,神要释放他的大能进入道里,各样的事就会成就。但你不能什么都吃,否则你会变成一个杂交的。要完全照着神所说的去说;要持守在这道里,神就必印证它是真理,是的,先生。
48

神为以色列人预备了一条路;他恩膏了一位先知,差遣火柱来,藉着神迹、藉着创造的神迹来印证那位先知所说的道。“摩西,将你的杖伸向红海;向着东方,说:’苍蝇出来吧’!”摩西,一个拥有神的道的人,他知道人无法创造;他像那样朝东方伸出杖来,说:“让苍蝇遍满埃及全地。”苍蝇就被造了出来,就藉着一个人的话而存在了。

   神使用人作他的器皿;他只能藉着人说话:“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没错。他说……
49

那里没有青蛙,神说:“摩西,去那里,伸出杖,叫青蛙出来!”那是神给摩西的使命。

   摩西说:“呐,等一等,等一等,现在,那种日子可能……我从未听过像这样的事;我最好谨慎点。”他没有让任何一个讲求知识的宗派告诉他要做什么;他靠着神的应许而活;他是神家里的囚犯;他行动做事只能照着圣灵允许他的去做,阿们!他举起杖,说出话,青蛙就出现了,肯定的。
50

他们为了赎罪而需要什么东西时,他们就预备了一只羊羔。神所预备的道路为他们提供了一只羊羔;他们陷入困境时,神所预备的道路给他们开了一条路通过红海;神所预备的道路为他们预备了一位先知,预备了火柱随着他们;有道的印证、是神所证实的人;使他所说的成就了,完全向他们显明了这是什么。然而,当他们过了红海后,他们却要一个律法。瞧,这就是人,人做事就是这样,他要注入他自己的方式。哦,神所预备的道路一向都是通过赐下他的话语而来。

51

死亡击打了埃及;神要把埃及的一切都杀了。呐,记住,当疮长出来,当火降下来,当大雨和冰雹落下来时,神为他的选民预备了一个地方,使他们不会遭灾。他预备了一个叫歌珊的地方。呐,死亡的灵正降临在那块土地上,每个人……记住,死亡是我们死的原因;以色列人必须要有某种东西使他们免于死亡,不然,死亡也会袭击他们。因为罪的工价就是死,以色列人都犯了罪。神这样做,他们就不会死,神为那些想要跟从他的子民预备了一只羊羔,把羊的血涂在门上;那就保护了他们的长子:那是神所预备的道路。埃及人以为呆在他们那些了不起的神学家和巫医或什么人的周围就可以把自己关起来,然而死亡天使闯过所有这些东西横扫而入,因为那种东西没有血。

52

任何宗教里面若没有耶稣基督宝血的生命,死亡天使就站在它上面。没错,死亡天使。他们与神隔绝了。绝对是的。凡没有宝血的宗教上面都写着以迦博。

   你说:“哦,我很高兴,这宝血……”
   如果宝血没起作用,如果它没起作用,在你生命里看不到它让你成为一个奉献的神的孩子,没有耶稣所说要成就的事,那么,你就得小心了。你所得到的可能不是宝血而是别的东西。你里面注入的可能是一些神学之类的小东西,注入的是一些小感觉。你说:“我颤抖了,我摇晃了,我跳舞了,我做了这个。”要小心!
   这药对每个人都有效,如果这药进入你里面,它就会救你脱离罪,洁净你脱离罪的生命,使你成为一个不同的人。它会把疑惑拿走,使你成为在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阿们!
   死亡攻击了埃及。那时,神藉着把血涂在门上将信与不信的分开了。
53

摩西,一个遵行神一切律例的忠心仆人,当他走到一个地步,他要死了;他太老了(一百二十岁),他要死了。他没有地方可死,他不想与那些发怨言的人等等像那样死在那里,神就为他预备了一块磐石,阿们!他开始向上爬,直到他越过了所有不信,神就在那里为他预备了一块磐石。他就死在了那块磐石上,眺望着应许之地。

   就是那地方,那磐石就是耶稣基督,它把你指向应许之地。你一旦上到他上面,就会看见神的每个应许都是真实的,绝对是这样,没错。“你们若在我里面,我的道也在你们里面,祈求就给你们成就。”因为他就是道。当你住在他里面时,道就会藉着你把自己彰显出来。
   注意,摩西死后,他去到很远的旷野,他需要抬棺材的人,神就预备了天使,为什么?因为地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带他去他要去的地方,必须要让某人带他去那里,需要天使把他一路带回家。
54

有一天,以诺需要一部梯子,他与神同行三百年,神也喜悦他。他需要一部梯子,神却为他预备了一条大路,他就走回天家去了。

   以利亚曾经需要一件袍子,神就给了他马和车。哦!
   参孙需要一把长枪,神就给他一根野驴的驴腮骨,他就用那驴腮骨击打了一千个非利士人。神供应你的需要,神有一条路。
   要是参孙说:“好,等一等,这根驴腮骨不够锋利,它不是一把长枪。你看那些非利士人头上厚厚的大头盔,”那会怎么样?他只是接受了神所预备的道路,就拿它去击打。
   你所需要的就是接受神所说的话,拿它去拼命地击打;之后,你就会使自己得自由了。是的,先生,是的。
55

约书亚需要一座桥;神就预备了一种能力、一个闸门,一个挡住约旦河的属灵闸门,这样,他就能继续前进,去成就神的道,应许。他需要一座桥。

   但以理需要一个围栏,使狮子不能挨近他。神给了他一位天使。瞧,那是神所预备的道路;所需要的东西,神都预备了,神以他自己的方式预备。
   呐,要是但以理这样说:“好,等一等,我能想到一个比火柱立在我面前的更好的方法。那只狮子,这对它可能不起任何作用;它可能会直接穿过那个火柱的。只要你能给我一个大围栏,把我围在里面就行了,”那会怎么样?瞧,那就成了但以理试图要做点什么事了。
   但他只是接受神所预备的道路,躺下来睡觉,整夜都安然地入睡。神预备了一条路,是的,先生。哦!
56

那些希伯来人需要一些水,当他们跳进火窑时,需要一个消防栓来扑灭那烈火,但神为他们预备了第四个人。是的,先生,那就是他们所需要的。

   要是他们说:“呐,等一等,只是让某个人进入那里面,不会有帮助的;我们需要一个消防栓把火全部扑灭,”那会怎么样?
   他们接受了神所预备的道路,神就使火无法烧着他们。他们身上甚至连火燎的气味都没有,他们是照着神所预备的道路而行。
   那些博士需要一个指南针引导他们去到那个新生的婴孩那里,但神为他们预备了一颗星,看到吗?他们接受了那星,那就是他们所需要的。
   这世界需要一位救主,神就为他们预备了一个儿子,阿们!
57

教会需要能力,神就预备了圣灵;他没有预备一本道德伦理的书;他没有预备一个基督徒政府,他预备了圣灵。这就是神所预备的,他从未说:“上去那里,在耶路撒冷那里查考,直到我把一定量的教育放在你们里面,直到我让某某人给你们灌输一些东西。”他说:“在那里等候,直到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当圣灵临到你们以后,你们就要在耶路撒冷、撒玛利亚、伊利诺斯州芝加哥等,普天下,作我的见证。”那是神所预备的见证,就是圣灵。神没有预备一本伦理书,他没有预备一个宗派。

   人们说:“我们要成为完全的基督徒。”
   “那么,现在你等着,等你学习够久了;要等着,等你学习了这些信条?”他从未说学习什么,他说:“要等候,直到你们充满了,”阿们!
58

那天,有人说:“哦,伯兰罕先生,你不相信宗派吗?”

   我说:“我一点也不反对宗派里的人,但我肯定不相信他们的体系。”
   他说:“那么,为什么?那我们要怎么付工资?我们要怎么做?”
   我说:“那并不是起初神所预备的道路。”
   他说:“你属于哪个宗派?”
   我说:“一个也不属于。”
   他说:“那你属于什么?”
   我说:“属于一个国度。”
   他说:“你如何进去那里呢?”
   我说:“你要生在里面。”阿们!
   你生在神的国里,怎么生?藉着圣灵,那是神的见证;他藉着神的道赐下见证,见证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我们在神的国里了,那是神的见证。
59

神需要教会有一个领袖;他没有教育出一个主教,也没有差来一个大祭司或教皇或任何别的人,但他差来了圣灵。人会死,他们的体系会死,别的东西都会死,但圣灵是永恒的神,他不会死。他赐给了他们一位永恒的领袖,就是圣灵。他们需要什么来引导他们,告诉他们做什么,如何生活,如何面对大众,如何迎战今天的冲击,如何与疾病争战,如何与这个争战,如何与罪争战。人引入了各种方法,加入这个,这种信条,这种文献,这种洗礼,各种各样的感觉,小小的颤抖,奇怪的感觉,等等。但圣灵仍然是神为他的教会所预备的道路,阿们!

60

圣灵是神,神就是道。圣灵就是这道得到了完全的彰显;圣灵是使这应许的道成为生命的东西。

   你说:“我有一种感觉;”如果它没有被这道印证,就忘掉那感觉。是的,先生。
   他们说:“瞧,我做了这个,做了那个;我这样或那样受了洗。”
   我不在乎你做过了什么,若圣灵在你身上,这道就会藉着你被印证出来。因为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要到普天下去,传给凡受造的听,”阿们!神所预备的道路……
61

两千年来,在大约三百年里,一切都运行得很好,后来在罗马的尼西亚,他们开了一个会议,他们想要注入某些东西。然后,在神的另一位使者马丁·路德传出那信息后,他们又注入了一些东西进去;约翰·卫斯理之后,他们又注入了一些东西进去。他们只是召开大会等等,最后到了一个地步,甚至众教会藉着人为的伦理教导而成了一个杂交的东西,现在就有了这个大的离道反教。

   在末世,教会需要一个符合圣经迹象的真理,它需要某种东西。你看各种不同的宗派,歪曲的东西(我们现在就要结束了,然后我们要叫一个祷告队列);你看看他们对圣经的歪曲。思想一下我们各种不同的宗派;思想一下我们五旬节派的做法;思想一下我们的浸信会、长老会、路德会、甚至那些独立的教会,等等。人都不知道要站在哪里。
62

今天,教会需要一个符合圣经的印证;耶稣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怎么说的呢?“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我所做的事,他也要做。”注意,他应许说:“先知约拿的日子怎样,人子来临的日子也要怎样。”看到吗?他说,约拿在大鱼的腹里三天三夜,好像从死里复活的一样;那是给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的迹象。

   现在,我们正活在末世了,有了所应许的复活的迹象。历经两千年的灌输和偏离,这样做、那样做,直到人们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但耶稣告诉他们并应许他们:“罗得和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来临也要这样。”
   比较一下今天。拿《创世记》6章为例,你看神说了什么;那些有名的人会怎样,那些女人会怎样变得美貌。从那个时候以来,我们在地上有了一群最美貌的女人。女人比她们几年前要漂亮得多了,她们有这么多不同的东西来使她们漂亮;有这么多不同的油彩、粉墨、化妆、发式等等,加上污秽的衣服等,这些东西使女人更吸引人了。
63

昨天,有个人来找我,他说:“我有个儿子十六岁,伯兰罕弟兄,我还有个儿子十二岁;我带他们去到街上,外面那些小脱衣舞女……”他说:“这些孩子,他们是小男人了,”他说:“我该怎么告诉他们呢?”

   我说:“先生,我不知道。把他们带向基督,让他们得救,被圣灵充满,那么,他们就会转过头去,不会去看那些摩登的脱衣舞女。”
   记住,当时,那些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娶了那些女人为妻,就娶那些女人为妻。
   你看一下在英格兰的那个大丑闻;看看整个美国;看看这些在联合国的应召女郎,等等,哦,太恐怖了!就是那些人,有名的人。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各处都在闪着主快来的红灯。耶稣说:“所多玛被焚烧之前怎样,人子来临也要怎样。”[原注:磁带有空白。]没错。
64

女人变成了这样,她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那是一个邪灵附在她们身上。为什么一个女人要那样脱掉衣服暴露自己呢?她无意要做个坏人,她们只是掉进了陷阱里,却不知道,瞧?就像过去那个时代的情形一样:女人的肉体四处展示,瞧?很迷人,使神的儿子们几乎都失去了理智,然而,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法律却保护着女人不致受罚。多大的耻辱啊!而我们的政府也支持这种东西。

65

我希望我能当一段时间州长或管理这个国家;要是让我抓到穿那样衣服的女人,她就得被送到女子监狱,终身服刑。她永远也不能……是的。[原注:会众鼓掌。]如果我抓到一个像那样的女人和男人……[原注:会众鼓掌。]如果一个女人和男人象那样鬼混,被逮住了,他们两个都得被绝育了;就得这么做;让医生当众给他们绝育。是的,先生。

   这刑罚只是有点古老……法律若没有刑罚又有什么用呢?神律法的刑罚就是死;罪就是死,没错。我们需要一个严厉的法律,哦!我们现在有的全都是一大堆的政治,随着你摇摆。整个东西都腐败了。
   赶紧,教会!赶紧回到永生神的道上。靠它而活,单单依靠它,因为那才是神的子民应该靠之而活的东西。
66

神应许了这个教会一个符合圣经的迹象;神说,要再次带来复活;耶稣基督和他的教会,他们要这样成为一。他应许在末世要这样;现在,我们知道这是真的。

   呐,他也应许将有一次信心的恢复。我们在《犹大书》里读到,《犹大书》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竭力地争辩。”呐,神在《玛拉基书》4章应许我们说,藉着主素常所行的同样系统,我们将被恢复到原本的信心上(哦,哦!);回到原本的种子上,回到像起初五旬节时那样的种子上;回到同样的教导上,同样的道,同样的大能,同样的……藉着与起初完全一样的东西,藉着在耶稣基督永远的同在中所行的神迹奇事。两千年后,基督仍然活着,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7

我告诉比利:“三十分钟的时候,就向我扔个东西,我就不讲了。”现在,我已经超过那个时间了。注意,我只有……

   我知道还有,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现在是时候了。朋友们,不要只是来聚会,说:“哦,我真喜欢这讲道,虽然有点热,但我还是喜欢。”不要那样做,要诚实;跨进去,认罪,洁净你自己!你心里若有一点疑惑和不安,就不要到祷告队列里来。是的,先生,我要的是洁净。我们的认罪是在绕圈子。
68

几个星期前,我与一个妇人会面;她说……我发现她从另一个男人怀了一个孩子。她曾跟两个小伙儿同居,后来她选了这个小伙子并嫁给了他,因为她更喜欢这个小伙子,就说这孩子是他的。但她一直都知道那孩子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

   她说:“我认罪了。”
   我说:“是的,但你是这样说的:’哦,亲爱的,哦,亲爱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事,哦,亲爱的?你知道,约翰老公,老公,老公,要是我告诉你这孩子是别人的,会怎么样?嘿嘿。你不会相信吧’?’不会’。’但要真的是这样呢……哦,我说,约翰,我们今晚去吃汉堡包吗?’”那不是认罪。跪下来!
69

人们也是这样去到神面前的:“哦,主啊,你是这么良善;我想做什么你就让我做什么。”你不要相信那种东西,神有一个律法要你靠着它去生活。除非你洁净、洗净、认罪、全心相信,转回到神的道上,不然,你还是有罪。你不能那样做。

   你必须把那种东西拆毁,人们来,必须虔敬、真诚,跪下来,呆在那里,直到发生了果效,让圣灵的大能和神的爱注入到你的心里,使你承认一切的罪和不信,并接受耶稣基督。
70

神能差来的都差来了;要留意他第一次是怎么证实这事的,就像维尔弟兄刚才说的,瞧?当耶稣看到井边那个妇人时,人们怎么知道他就是弥赛亚呢?他说出了她的问题所在,很快地,那个与六个丈夫生活过、处在那种可怕状态中的女人;耶稣说:“你有五个丈夫,现在与你住在一起的并不是你丈夫。”六个丈夫,她处在那种境况中,与六个男人有过关系。

   但是,当她听到后,她看见了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她说:“先生,你一定是个先知。”呐,主的道临到先知,瞧?要将这些事显明出来。她说:“你一定是个先知,我们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她说:“你一定是个先知,呐,我们知道,我们正在仰望弥赛亚,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必行这事。”
   耶稣说:“我就是他。”
71

城里的人,叙加全城的人,每个人都信了耶稣基督;他没有再行那事,他行那事只有一次,每个人就因那妇人所说的都信了他。她做了见证,她完全被改变了,以致他们无法不相信了。哦,赐给我们拥有那种真实见证的男女,使人们能再次悔改。使他们信靠主耶稣基督。

   呐,耶稣藉着那迹象证实了他就是弥赛亚。神啊,帮助我藉着同样的迹象和他的圣灵,证实耶稣仍然是弥赛亚,阿们!我们只能靠着神的道而活,他的应许就是,他必行这事。
72

呐,要接受神在末时所预备的道路。今晚如果你病了,神已经预备了一条路;耶稣基督就是那条预备的路。今晚如果你有罪,不信,无法活得正确,看上去安定不下来,耶稣基督就是神所预备的道路,只要相信他。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和圣灵,他就是……圣灵是耶稣,基督是在灵的样式中;“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圣灵,基督叫他是“我”,看到吗?基督,圣灵神在他里面,将要在他的教会里,直到世界的末了;神的道,“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在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我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神为信他的儿女预备了一条路。耶稣基督就是那条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3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当你低着头时,你相信耶稣就是那道路吗?这里有从未接受他,现在想接受他的人吗?朋友,你愿意举起手,今晚在这个老竞技场里,诚实地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不要……我不要那样去见神”吗?记住。

74

那天,我们在一个地方拿起电话的时候,无意当中听到了一段对话。那个女人刚进来,一个跟她约会的男人打回电话给她,这个女人还是个基督徒。那男人说:“你丈夫还在睡吗?”

   她说:“是的。”
   他说:“如果他知道了,我们……”
   她说:“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听到一个婴孩在哭。
   你意识到吗?你能理解吗?这个淫乱、肮脏、污秽的世界,她到尽头了。神一定会……
75

有一天,在芝加哥或任何地方将不再有一栋建筑站立的了。神一定会将第六印的灾倾倒在地上,撕掉那印,将神的忿怒降在地上。但在他那样做之前,教会就走了;新妇就将离开;教会不会走,她要经过大灾难,但新妇将要离开。他可爱的妻子不会经过大灾难的。

   今晚,你不想要成为新妇成员中的一员吗?如果你愿意,也想在祷告中被记念,当你低着头时,请举起手。神祝福你,神祝福你,还有你,你。
76

我们的天父,我说的所有话语甚至无法跟你说的一个字相比。我只是在引述你所说的话语,我为那些举起手的人祷告;神啊,求你应允。

   今早的那个大异象把让我很伤心,主啊,我现在仍然很伤心。我祈求你帮助我,使我平静下来,主啊;我很紧张,我祈求你帮助我。
   今晚,如果这些举起手的人,留在会堂这里的人或以其它方式在这里的人,愿伟大的圣灵现在对他们说话,愿他们甜美地来就近你。我知道,主啊,习惯的做法是呼召人们到祭坛边上来。我们相信那是可以的,但照着圣经,他们说:“信的人都受洗了。”
77

我祈求,神啊,愿这些人赶紧接受基督徒的洗礼,信靠你,承认他们的罪,接受耶稣基督和他宝血的赦罪,起来,受洗,呼求主的名,洗去他们的罪。愿他们都被神所应许的圣灵充满,被印上印;愿这生命使他们整个人的本性都改变,赐给他们一个新的把握,让他们仰望;使他们远离任何的欲望和野心,而成为一个囚犯。

   就像伟大的圣徒保罗,曾经要成为一个拉比;他曾经要成为一个大人物,他受过训练。他父母把他训练成这样。就在旷野偏僻的地方,那天他遇见了那火柱,那声音对他说,叫他的名字:“扫罗,扫罗,你用脚踢刺是难的。”一个火柱怎么会叫出他的名字呢?但他说:“我是耶稣。”保罗就知道了耶稣在地上时做过的事;他知道那火柱就是引导他的人民离开埃及、经过旷野的基督,他知道,那仍然是那个受膏者。
78

主啊,我们知道你今天仍是一样的。我为每个人祷告,求你赐给他们内心的平安,主啊;使这个小教会成圣,愿所有与它有联系的人,在大门内的所有陌生人,都得以成圣。我为耶稣的缘故而祈求。

   父啊,我也祈求你医治病人;印证我所说的是真实的。我的时间已经快完了,主啊;我老了。我祈求,愿你帮助我,使我尽可能地赢得每一个魂。神啊,今晚,愿人们能看见,如果全能者亲自下到我们中间,证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愿人们看见,“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主啊,求你应允。使他们不要被那些感染的病菌把他们杂交了,把不信带进他们的心里,愿你藉着圣灵的大能把那种感染除去,使永生的生命细胞可以住在他们里面,使他们可以长成耶稣基督完全的身量;在这末日,使基督和他的妻子可以成为一。主啊,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9

现在,你们举起手的人要相信。你们若信靠主耶稣基督,接受他作你的救主,相信他,唯有他的宝血能赎你的罪,那么,我要你们马上去见这里的某个传道人,立刻接受洗礼。他们会告诉你之后该怎么做。

   现在,那些有祷告卡的、生病和受苦痛的人,让我们从1号叫起,开始叫一些人上来这里,我说,就叫1到15号。我已经迟了大概十五、二十分钟,十五、二十分钟前我就该散会了。
80

1号,谁有?1号祷告卡?请举手,谁有1号祷告卡?[原注:伯兰罕弟兄停了一下。然后,李维尔弟兄说:“弟兄,他们不如站着吧?”]谁有1号祷告卡,请站起来。如果能,请站起来。我们这里看得不是太清楚,光线不太好。1号祷告卡,2号、3号、4号、5、6、7、8。

   我们这位女士,你上来时……1到15号,现在请站起来,其他人都低着头。请到这里来,请到这里来;1到15号,我们都低着头,这里的这位女士病了,我们为她祷告。魏太太把她带来这里的,我们再次为她祷告。今晚这里太热了,汗都从我的鞋子里挤出来了。现在我们来祷告,大家都低着头。
81

198我们的天父,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你赐给我们这些福分。愿恩典、怜悯、平安帮助我们亲爱的姐妹,神啊,因为她病了,有需要。父啊,愿圣灵临到她,赐给她重得美好的健康。她病了,今晚来到教会为要享受这信息,但我们发现她坐在这里病了,晕倒了;因为这教堂里实在太热了了。神啊,求你应允她的医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这些福分,阿们!

82

好的,愿主现在祝福你,要信!我看见她在对魏姐妹点头,她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现在,能否请你们谁带她出去,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天太热了。你们若站在这里,就知道现在这里有多热了。

   让我们看看,有多少人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好的。
   让我们开始祷告队列。现在,大家要尽可能地存敬畏的心,呐,大家都祷告,现在,请那里的司琴给我们起个调,好吗?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83

很好。现在,每个人都存敬畏的心祷告,好的。呐,不要再四处走动。你们人进进出出,不要那样做,瞧?因为这是非常危险的,明白吗?非常危险的。好的,现在,每个人都安静下来,祷告,现在要全心地相信。

  [原注:有位弟兄说:“有四张卡没有了。”]怎么说?[“四张卡没有了。”]好的,他们对叫号没有反应。我知道的就这些,再叫一下吧,好的。
   几张没有了?2号没有了,2号吗?谁有2号祷告卡?这里有不会说英语的人吗?2号祷告卡?
84

小伙子把那些卡混在一起,发出去了,任何人都可以拿到的。如果你不上来,就不要拿,瞧?你若要来,你就应该来。不要把卡给别人,你得自己上来。

   2号祷告卡?好的,如果不在这里,让我们低下头。天气真的太热了!也许这里的这位女士拿到了那张卡;你有2号祷告卡吗,女士?你有2号祷告卡吗?也许她是挪威人或别的地方的人,不讲英语。比利,你下去给她看一下,什么人,看看她有没有2号祷告卡。是的,2号,好的。
   1号、2号,好的,是的;好,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大概还缺两、三张,1到15号,如果可以的话。
85

好,现在大家都存敬畏的心,瞧?好的,现在要真正存敬畏的心祷告。有多少人在祷告呢?请举起手,说:“我要祷告,我要祷告,相信神。”

   呐,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但你知道神要医治你的,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你相信神现在会医治你吗?好的,现在,各处的人都要相信,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全心相信神,好的。
   请过来,女士。
   这样做有点让大家都很匆忙、慌张,主的灵一点不喜欢那样,明白吗?要安静!明白吗?安静你自己,只要说:“主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要服事你。我爱你,我知道你必应允我的恳求,”就是这样。现在,你能听见我吗?我尽量要站在这里。
86

这里有位女士。这里又是一幅美丽的圣经图画;这里是位黑人女士,我是个白人。对你们新来的人来说,这肯定显示出了一幅美丽的圣经图画。耶稣在井边遇见那个妇人,她是个撒玛利亚妇人;他是犹太人,他们开始交谈。他说:“请给我水喝。”他想跟她说话,后来,他发现了她的问题所在。但首先,他向她要水喝,她不愿意接受这个请求,因为她是另一个族类的。然后,他马上让她知道,并没有什么种族之间的区别。

   两千年后的今天晚上,我们也在这里。呐,耶稣基督应许说,他所做的事,信徒也要做,对不对?呐,大家相信吗?《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的。呐,为什么?他是道,对不对?他说:“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道也在你们里面,祈求就给你们。”现在,如果这妇人病了,我不能医治她。没有人能医治她;神已经医治她了;如果她是个罪人,我不能救她,神已经救她了;她只需要相信就行了。
87

但现在,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在这末后的日子赐下了他复活的永恒迹象,那么,如果我是他的仆人,为了这个旨意而被召的,他就会藉着我说话。呐,不是所有的仆人都被召来做这事的,明白吗?但在一个世代,至少有一个被召来做那事。呐,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在向其他人证明,在你的事工中神与你们同在。

   瞧,他做别的事,我说过方言;我不是经常说,我一生中说过四、五次;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有一天,我听到自己在说,进入了一个思想中,四处看,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别人在说,好像是说德语,我看了看,要看声音在哪里,那是我自己在说话,瞧?我以为,我能冲入敌军,跨过墙垣;却发现是我自己,我就保持很安静,直到他说完方言。那是圣灵在为一个妇人代求,后来她才出现,那妇人得了肺结核,病得很重,但主医治了她。
88

呐,在这些会众面前,这位女士是陌生人;她是个黑人女士,她跟我的年纪相仿,但我从未见过她;她只是一个妇人。现在,她为着某种原因而站在这里,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无法告诉你。我对她一无所知,但如果圣灵向我揭示出她的问题是什么,或她来这里的目的,或她需要什么或类似的事,或她做过了什么,或她应该做什么或类似的事,那么,让她自己判断是对还是错,这样,会使大家信服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我们要彼此谈一会儿,因为要安静下来,你瞧?圣灵很容易受惊,我要与你交谈,就像我们的主与井边那个妇人交谈一样。
89

呐,你看,这不会是我,因为我不认识你。但你看,我是个血肉之体,你也是个血肉之体;但在你里面有一个灵和一个魂,在我里面有一个灵和一个魂。当我里面的这个灵,如果他是基督的灵,瞧?那么,它是我生来就有的一个恩赐。

   这就像你去睡觉,梦见东西一样,你做了一个梦。呐,瞧,这五官必须不活动,然后,你就处在了梦境中。当这五官再次活动之后,你就醒了,看到吗?因为你的潜意识是与你的意识分开的。
   当这两个合在一起时,你不用睡觉就可以冲破而进入潜意识里面,明白吗?你仍然是在五官里,你明白吗?那是一个恩赐,是个预言的恩赐,印证出基督仍然是一样的,看到吗?
90

我们这里有在道中受过训练的传道人,我们有不同的人,像奥洛·罗伯茨这样的人,他们按手在人身上,摇着那人,说:“称颂神!你只要接受它。”瞧,他就是那种强力型的使者。瞧,那是神的人,瞧?也有不那样做的其他类型的人,但他们做其它别的事。这一切都是圣灵的恩赐:使徒、先知、牧师。你相信这点,不是吗?

   你相信是神差我来做这事的吗?你信。谢谢你,姐妹,是的,先生。我为什么叫你姐妹呢?因为你那样说时,我感到圣灵说,那是对的。
91

呐,你在这里,我现在看着你,人们仍然听得见我。这妇人有一段时间没睡了,她睡不着,没错;也病得很重,几乎吃不了饭,你病得太重了。你担心是得了胆结石,没错,的确是的,你是对的。那种病,就像要呕吐的感觉,没错,你是……

   有个人你对他很关心,他是你的丈夫,他有一种神经质的、精神上的疾病,是一种真正的精神上的紧张。他也因着他所卷入的某种麻烦而烦恼。他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是一笔生意上的交易……他想要得到的是退休金或别的什么,没错,他想要得到一笔退休金,就是这个,是的,先生,是退休金。还有……
92

我看见一个小男孩,大约十二岁或类似那么大;他只是个小家伙,他不是你的儿子;他是……是你把他养大的,有些事,你想,他有些事不对劲了;他没有不对劲,他还只是个小男孩,他没问题。肯定的,事情会好的,没问题。要相信。这些事会好的;回去吧,要相信。神祝福你,姐妹。

   顺便说一下,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女士?雷德太太,这是你的名字,没错。
   孩子,好的;你在想你的姨。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但并没有。你只是一个小孩子,你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继续往前,你会好的,阿们!
   哦,圣灵多想冲破那事啊!
93

你好。如果圣灵告诉我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相信他,不是吗?你信的,好的。你神经方面有问题;你的头里“嗡嗡”响,“呜呜,呜呜,呜呜,”一直像这样响,没错。后来,你被查出有个肿瘤,他们发现那肿瘤是在直肠里。现在,你全心相信吗?没错。上路回家去吧,要相信,你就会好的。神祝福你!你全心相信吗?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来这里是为着一个年轻女子,不,是两个;你有两个女儿,她们两个都好像有神经失常的毛病,没错。主神啊,求你怜悯这两个孩子。你相信如果我……如果我说出他的道,你相信她们就会脱离那病吗?那么,回家去吧,要接受。神祝福你。

   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94

你相信这点,不是吗?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那个喉咙有毛病的婴孩会没事了吗?好的,你可以得到的。我看见那妇人在这里来回闪动,我就想:“那是什么?”她正坐在那里为她的婴孩祷告,好的,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不要疑惑。

   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如果主耶稣向我揭示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相信他吗?你有神经方面的毛病,是综合症,当然,你这年龄的妇女都会有。不过,还有个严重的事,是个肿瘤。你相信神能告诉我那肿瘤在哪儿吗?它在你的左乳房上,对吗?好的,去吧,要相信,它就会掉下来。
   对神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95

刚才我看见了一些蒙福的事发生,也看见了一些可怕的事发生。“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对不对?主耶稣啊,求你怜悯。哦,要听命,真诚,听命。刚才主耶稣行了何等的事啊!等一下我要告诉你们,要相信,不要疑惑。

   坐在那里,穿黄色连衣裙的姐妹,你相信神必会医治你吗?好的,没问题了,好的,你要接受,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
   坐在那后面第二排的女士,你正坐在那里看着我,你也有喉咙的毛病。你相信耶稣基督能使你痊愈吗?你信吗?信。你不得不放弃,以便能让一个人出来。本来再过五分钟,你就会得医治了。那个男的错过了,但你得到了。现在,你得到你所恳求的了。那病离开你了。
96

你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毛病是什么吗?是糖尿病。你丈夫在这里,他也得了这病,不是吗?没错。你们两个都好了。回去吧,要全心相信。

   哮喘病,神经毛病;你相信神必会使你痊愈吗?你全心相信吗?当你经过时,让我按手在你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到医治,求主应允。
   是关节炎,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好的,回去吧,说:“谢谢你,主神啊。我全心相信。”是的,先生。
   哦,神经紧张、关节炎、胃病;只要全心相信。回去吧,说:“主,谢谢你使我好了。”
   你知道,我们生命的是在血里,对吗?但神能医治任何的病,你信吗?血和别的病……好的,病好了,回去吧,说:“谢谢你,主。”没问题了,只要全心相信。
97

要是我只按手在你身上,并说:“主祝福你,”那会怎么样?你会相信你必得医治吗?那么过来吧!瞧?奉耶稣基督的名,神啊,求你使他痊愈。要有信心。

   我从未见过这么多人……这里的这位女士也得了关节炎,还有一些综合症等,没错。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好的,回去吧,说:“感谢你,主耶稣。”
98

下面有多少人现在要相信呢?“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你相信神的口是这样说的吗?耶稣基督是在肉身中的神,我们知道这点,对此也没有什么可争辩的。他不只是先知,他是神,是神在肉身中的彰显。照着福音,耶稣在离开地上时最后所说的话就是:“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们全心相信吗?现在,这里有多少人相信,请举起手,好的。
99

呐,我要你们做一件事。这里有多少人患有毛病,是要接受祷告的?请举起手。呐,看上去好像每个人都有。呐,你们可以这样做,你们操练你们的信心;我操练我的信心;我们靠着神,大家联合在一起(时间已经晚了)。然后,请你为那个按手在你身上的人祷告,好吗?因为他们也要为你祷告,明白吗?为你。

   这就像这里有个人,他们按手在我身上,我也按手在他们身上;我为他们祷告,他们也为我祷告。我说:“主啊,我是个信徒;这位女士,这位先生,这个男孩,这个女孩,无论谁,他患病了。亲爱的神,请医治他。我也患病了,我知道,他们正经历痛苦;亲爱的神,请医治他们。”
   现在,要十分地真诚,要十分地真诚;你的祷告就像你要他们为你祷告的那样,明白吗?你愿意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人。现在,你为你所按手的那个人祷告,就像你要耶稣为你祷告的那样为那人祷告,明白吗?看看会发生什么事,瞧?神的道是不能废去的,对不对?它是真理,它不能废去。
100

现在,首先我们要做的……让我们先等一会儿,承认我们的不信;让我们承认自己的罪,承认我们所做过的一切错事。让我们说:“主耶稣啊,赦免我。”我要这个聚会成为真正的聚会,使耶稣基督可以彰显出来,耶稣基督可以被尊为大。呐,在我跟你们讲话时,只要承认,说:“主啊,我有许多疑惑,但今晚在你的同在中,我站在这里看见了这些事,它们没有你是完全不可能的,无人能做这事。”

   你们叫它是“邪灵”的人该感到羞耻,因为这是不可饶恕的罪,明白吗?耶稣这么说的。叫圣灵所行的事,就是圣经说耶稣要行的事,叫它是个邪灵,那么,这罪是不可饶恕的,明白吗?
101

所以,你说:“我现在站在这里,知道这些,”无论你处在什么境况,你说:“我知道你在这里,哦,这些事不可能是伯兰罕弟兄做的。呐,我们的伯兰罕弟兄,他只是有信心相信你的道是真实的,他拥有一个恩赐,我也有一个恩赐,就是你爱的恩赐。我有你圣灵的恩赐在我里面,我里面有一个恩赐,在那恩赐里面就是医治。呐,我要为我坐在这里的生病的朋友得医治而祈求。我祈求得医治,他们也为我得医治而祈求。现在,求你赦免我的罪;主耶稣啊,如果我做过或说过什么错误的事,请赦免我。主啊,求你将它启示给我,我要去把它改正过来。如果你启示我,把我所做过的错事显明给我,我要去把它改正过来。”

102

现在,我为着这群会众而祈求你的怜悯。主啊,求你应允。求你怜悯这些病人和受苦痛的人。这些人在这里祷告,他们相信;他们看见了你的同在。我看见了你,主。我们大家都看见了永生神的证据。

   我们早已忘光了。我们这么艰难地走到了另一边,主啊,走到杂交的一边,走到了宗派、信条、大教会和对今天的思虑这一边。我们五旬节派的人,主啊,已经看见你这么多,以至我们硬着心,几乎离开了你,真是太可怜了;父啊,请赦免我们这件事。我们看见它这么多,渐渐地出现在这个时代,以至我们都忘了那些福分,主啊。请赦免我们,帮助我们,你愿意吗,主啊?
103

现在,请怜悯我们,愿那此时就在这里的伟大圣灵,来掌管这里的每个信徒。现在,作为你的仆人,我为这里的每个病人祷告;我祈求你,主啊,掌管那些按在病人身上的手。愿圣灵的大能在我们坐在一起时,临到每个男女老少的身上,主啊;人们坐在这里,生病了,主啊,他们……愿他们从这里出去就好了;愿他们明晚来的时候,就好了。主啊,求你应允,求你了!请垂听我们的祷告,我全心地祷告,愿你成就这事,承认我所知道的一切错事。现在,帮助我们,让圣灵来掌管;这些人都彼此把手按在他人身上,愿他们现在就得痊愈。父啊,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

104

现在,撒但,我命令你,是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那能满足一切的宝血,藉着那在宝血里的生命,它现在就在我们的心里,我们已经从过去的状态中被改变而成为了基督徒。我们曾经是怀疑者,但现在我们是信徒;我们的罪被放在了宝血底下。“那承认罪过的,必蒙赦免。”我们承认了罪过,我们就蒙了赦免。现在,我们站立,不再……我们的罪过已经在那永远忘记的海洋里;我们不再被定罪了;我们已经承认了;我们把这些事改正过来了。现在,那介于我们与神之间的大鸿沟已经被除去了。神把罪扔进了永远忘记的海洋里;他再也记不起我们是罪人了;我们不再是罪人了。我们是儿女了,现在,我们在这里祈求得到身体的释放。因为我们都是信徒,这道说,这道,基督留给我们的这道,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们现在就这样做,凭着信心这样做,奉耶稣基督的名。

105

现在,这里的每个人,请按手在你旁边的人身上。请按手在你旁边的人身上,现在说:

   “撒但,我命令你,[原注:会众说:”撒但,我命令你,“]我命令你,撒但,[我命令你,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松开我的朋友,[松开我的朋友,]从这里出去,[从这里出去,]你被打败了,[你被打败了。]我的朋友好了,[我的朋友好了,]我相信,[我相信,]耶稣基督现在使我痊愈了,[耶稣基督现在使我痊愈了,]要荣耀他,要赞美他![要荣耀他,要赞美他!]
   要全心相信,要尽你的魂,尽你的心思,全能的神就必应允。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