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717 为基督被囚的保罗

1

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又来到这里,要听你以前所行的伟大而有能力的工作,现在我们带着期盼站立,求你提升我们的信心,并膏抹我们来相信今晚所求的都必得到应允。你知道每个人和他们每一位,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主啊,我们特别为他们,就是那些濒临死亡的人而祈求。如果平安已经不在他们的魂里了,求你把平安带到那里,把医治带给他们的身体。主啊,求你应允。

祝福我们的聚集,主啊,在这个星期三晚上的祷告会上,当我们聚集时,我们祈求并知道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聚会,你就在我们中间[太18:20]。主啊,我们求你今晚把你的道赐给我们。主啊,对我们说话,用特别的方式温暖我们的心,使我们知道如何为那摆在前头的伟大时刻而约束自己;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离主的再来很近了。
2

我们为那些现在开始感到信心对他们变得宝贵,并且知道信心意味着什么的人,感谢你。我们知道,我们甚至正为即将举行的聚会感谢你,相信你要行一些事,主啊。我们像以前一样,满怀期待地等候,相信时间近了,你就要打开天上的窗户,将神在最后这个时代所应许的应许浇灌下来。

现在,主啊,我们祈求你与各国所有的人同在;因为今天我们听到各处有太多有需要的人了。主啊,求你应允他们的需要,我们祈求看见神伟大的手,在全世界那些正仰望这伟大事件的人中间运行。
赦免我们的罪孽。主啊,用你的圣灵和道来管教我们,使我们能约束自己,成为顺服的仆人,成为顺服神旨意的仆人。让我们记住,并竭力在心中思想早期基督徒们所行的。如果我们遇见那些亲身接触过你的人,我们所遇见的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的脸一定会因信心和喜乐而容光焕发。当他们行走在人们中间时,他们的生命一定是神活着的道,为众人所念诵的书信。求神再次应允。
3

主啊,愿我们的生命完全顺服于你,以至于圣灵要通过我们活出来,并藉着我们说话。当我们走在街上,与世人交往时,愿我们在心中记住我们不该像那些人一样。主啊,我们会走到一旁,把位置,把他们在地上的好的位置让给他们。我们会靠后坐,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代表;主啊,我们拥有一个即将掌权的国。我们的大君王不久就要来到,接管他领地上的一切王国。他们必与他一同在地上掌权作王一千年,永远与他同在。

主啊,我们把这点记在心里,现在,我们盼望我们的祷告得到应允。我们留心着我们的承认,如果我们作了什么,说了什么,或想过什么,是与你伟大的旨意相违背的,愿耶稣基督的血洁净我们。
主啊,引导我们,正如这姐妹今晚说看见她的丈夫在去芝加哥的路上。主神,引导他们去到你能使用他们的地方,使他们能成为别人的光线,就是那些在黑暗中摸索,还不认识我们主耶稣的人。现在,我们将聚会交托给你,聆听你纠正的道,使我们知道如何为这个伟大的时刻作好准备,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原注:磁带空白。]感谢你,弟兄。
4

9我对这事有一点意外。我呆在家里,觉得要是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必须得去什么地方的话,那我坐在家里,不来参加祷告会,我会觉得很不好的。我临时过来,自己也没想到,我的家人也是。我刚回来,马上就来了。我说:“我想去祷告会。”她甚至没有时间准备,所以她不知道我要来。

5

我很高兴听见这位姐妹的见证,这位弟兄,关于在南卡罗莱纳州或北卡罗莱纳州什么地方的那个光。格林维尔,是吗?索斯畔,是的。

李维尔弟兄今天刚好在这里。今天,我在这里的洗礼事奉中给他施洗了。你知道,李维尔弟兄是那里的一位传道人。帕克·托马斯弟兄,他们是……
我记得那个姐妹被阴影笼罩的时刻。那是一个大的确认,姐妹。对于……圣灵有时候让我们往前行,试验我们的信心,要看看……试验别人的信心。当你直接看见了一件事,并明白了这件事,说出它,别人看,却没看见它,他们说它不在那里。瞧?但它在那里。
6

呐,那个悬挂在保罗头上的光,没有一个人看见,但它在那里。那只鸽子从天上下来,那个光以某个样式悬挂在耶稣头上,除了约翰自己,没有一个人看见它。但它在那里。瞧?所以,后来当我告诉人们这个光像火柱一样,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但现在照相机的机械眼睛验证了它。

我告诉人们邪灵是黑暗的。它就像我们的生活,我们被黑暗笼罩,我们……如果我们是光,我们……如果我们的生活与时代的光一致,我们就是行在光中。它就好像你往外看,说:“我在白天看见了太阳。”你看见的是太阳的影子。它是太阳的一个映像。那不是太阳本身,但它证明有一个太阳。瞧?它证明有一个太阳。
7

现在,当我看的时候,如果你坐在那边,用扇子扇,交谈,那表明你是活着的;但那只是生命的影子,因为任何东西里面必须要有黑暗才能形成影子。看,因为影子必须拥有那么多的黑暗和那么多的光,才能形成影子。它不可能全是黑暗,也不可能全是光。如果它是黑暗,它就是真的黑。如果它是光,就没有影子,没有东西来形成影子;但如果它是光暗混杂,就会形成影子;所以我们其实只是光的影子。

呐,你正在反射从某处而来的光。如果你是个基督徒,这就是个影子,它只证明了有一个生命,在那里你不会死亡;因为在这个生命里有死亡。瞧?但它是个影子,因为你是个活的、动的生物,里面有看、思想、运动、说话的能力,和身体的五个感官。然而,你知道你正在走向死亡。有太多的问题。你知道,它只能是一个反射,瞧?生命和死亡混在了一起。
8

肉体必须死去,但如果你正藉着必死的生命反射天上的光,那么,你就是在反射永恒的光——神。以后当你去世之后,你只能去到那个光中,因为那就是你所反射的。如果你是属黑暗世界的,你就会反射那个,你能做的只能是去到黑暗中,没有别的选择。瞧?所以我们是在一个映像中。

所以我们看到,就像圣灵反射光和生命一样肯定,死亡也同样反射黑暗。
9

那两个都在这里。然后,在这个星期结束前,可能到星期天之前,我们正把这张小照片的尺寸放大,以便它能张贴在公告栏上,就是你们挂照片的那个公告栏。我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大约一个星期前,在牙买加,我正在那里宣教。我们把录音带寄到全世界;七个印已经寄到了……寄到了牙买加的众岛屿,已经进入内地了。那是在蓝山后面非常原始的地方。土著人,有时候他们有一台你们给他们买的磁带录音机,就像旧的维克多唱机,你得转动它,然后才能让它这样播放,每过几分钟都得有人转动它。

10

这群人有一个小电池,六伏的电池之类的或别的什么,播放这个磁带录音机,他们都坐在一起(大概像今晚这样)听那七个印,我相信是的。当我正在传讲的时候,他们注意到那同样的火柱进到了房间里,移动到磁带录音机的上头,并悬在它顶上;他们就去拿了一架照相机,拍下了它的相片。完全是同一个;它就悬挂在录音机上面。呐,我们正要把它放大,这样我们就能把它张贴在公告栏上,让你们看见。

11

我们非常感激神的恩典,在这个时代把我们带进了他的同在中。呐,我们为这许多的事而感激神。呐,我想我要看看这里,看我能不能找到我所讲过的一些笔记或别的东西,得到某种东西。我在一本书的后面记下了一些主题。如果我能找到一个,或许在我们祷告的时候,主会赐给我一些东西来讲。

12

呐,我们正期待着星期天。上个星期天我一直在讲信息,把你们留在了这里很久,“你为什么向我哀求,对百姓说话,前进!”

呐,星期天是要为病人祷告的医治聚会。呐,你们抽出时间到病人那里去,当我们为病人祷告后,如果他们没有得医治,必定是有某种原因的。我想在星期天早上讲一篇简短的道,若主愿意。我想举行一场医治聚会,为所有的人祷告。
星期天早上八点左右,当教堂开门时,毕利·保罗或他们一些人会在这里,在人们进门时给他们发祷告卡,不管他们什么时候进来。
13

呐,然后我想尽力……我相信,神已经借着某种方式让我看见了一些为什么有些人得不到医治的原因。我相信是由于缺乏认识;我相信,若主愿意,或许我们要在星期天早上来传讲这个。

呐,星期三晚上的祷告会只是一个短短的聚会,我们聚在一起祷告,就像我们一直所作的,彼此联系。
14

有时候,我相信,我发现这个时代很大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对自己所信的缺乏真诚。瞧,看到吗?

在约翰·卫斯理的时代,如果神在那个时代行出了他今天所行的事,那会成就什么呢?在马丁·路德或别的时代,我们看见神所作的已经被教会,被圣灵,被科学证明了,每一个运行,连相片也都证明了。神的道在这里宣告了它,在事情发生之前就说出了它。然后运行,说预言,显明他所说的要发生的事,跟他所说的一模一样,而我们却仍然懒散地坐着,好像我们在疑惑,“瞧,不知道那是指我吗?不知道那是指整个教会呢,还是我真的也被包括在内呢?”我想,星期天早上,我要尽力来讲讲那些原则,可能会给我们一些光照的。
15

呐,今晚在我来之前,我找到了一些东西,所以就翻到这里,我想:“如果我来了,要是内维尔弟兄刚好说:’上来讲讲吧’然后自己就坐下了,那我可怎么办?”瞧?我想我最好还是写下两处经文,因为我知道他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弟兄,我们感谢他。

16

在我们为这道做祷告之前,我想让大家认识一位弟兄。现在我甚至都叫不出他的名字(他们两位)。他们是我亲爱的朋友,是去到外面事工场上的传道人和传福音的。他们通过录音带听到了这些信息,就从不同的宗派教会出来了:两个年轻人。这个小伙子非常感兴趣,他飞到图森,在一场即将结束的聚会里……我相信我是在商人早餐会上,这个年轻人,很好的年轻人就下来了。

他是……他们是从堪萨斯州来的,他们一路下到这里,要我为他们证婚。我很欣赏这个,想到人们如此相信你的祷告,相信神会垂听和应允,年轻人想要以这种方式开始生活。当他们昨天到达这里时,要我为他们证婚,发现印第安那的州法律要求,即使他们验了血,还得在这里等三天,才能结婚。所以他们要等到星期五早上才能结婚。
17

我想请我们坐在后排的这位弟兄站起来一下,给我们介绍一下他、他可爱的夫人和他旁边的弟兄。[原注:弟兄说:“谢谢你,伯兰罕弟兄。很荣幸来到这儿。我是罗杰弟兄,住在堪萨斯作为一个传福音的在事工场上旅行布道,传讲’借着对耶稣的信心,耶稣能拯救、医治……我总是带着……这是我的未婚妻,帕特里夏·布朗。我们礼拜五准备结婚。我传福音的同工,罗尼弟兄,坐在这后面。还有皮特里先生也是……”]

非常感谢。我们非常希望这些年轻的大使来为主耶稣工作,愿神祝福他们一路成功。当我徘徊、等候主的再来时,看到年轻的男人和年轻的女人立定心志要事奉基督,看见他们像这样兴起来,真使我激动。愿主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我的弟兄姐妹。
18

现在,让我们翻到一卷小书,我一生从未讲过它,它只有一章:《腓利门书》。我只是一个小个子的爱尔兰人,我底下的牙齿上绕着一根铁丝,把几个牙齿固定在后面的位置上。我……有时候我读这些名字读不准,我知道他们是什么,有时候由于缺乏教育,我发不准音。所以,“《腓利门书》,”后面有人这么说,我想是这么发音的。

呐,第1节,我只想从中拿出这几个字来。
1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
若主愿意,今晚我就要用它来作为主题,“被囚的。”
19

呐,你难以想象保罗,一个圣灵充满的、生来自由的人,把自己当作了一个被囚的;然而他称自己是一个被囚的。在这里我们看到,他写信给哥林多人,说:“作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另一次,说:“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保罗,”他是对提摩太和不同的人说的。呐,当他在这里写信给腓利门时,他说:“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作使徒的保罗,”我想在一天晚上传讲那个。“作仆人的保罗,”再传讲这个,然后,“被囚的保罗。”但今晚……鉴于每个题目都要花时间好好地思考,所以今晚我想讲,“被囚的保罗”,拿“被囚的”来做题目。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20

主耶稣,任何人只要身体能动,都能翻开这本圣经的纸页,但只有圣灵才能在正确的光中解释它。我们求他现在来帮助我们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位大有能力的先知保罗,却自称是一个被囚的。当我们等候圣灵时,愿他向我们启示这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21

呐,我能想象保罗,当他写这封信给腓利门时,他正被关在监牢里,在这城中的地牢里,他通过自己的处境,清楚地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他周围都是栏杆;除非有人给他自由,他才能自由。他知道作一个被囚的是什么。我相信使徒指的只是一点……不完全是在讲他的现状,坐在监里,他的身体被囚,我相信,他是指在灵里,他的生命,他的意志,成了为基督耶稣被囚的。

22

呐,我们生来都有自由意志,可以任意作任何的决定。神这样作很公平,因为他必须把每个人都放在同样的基础上,不然他就把错误的人……不然他把第一个人放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就放错了。

看,今晚我们就像亚当和夏娃一样。没有差别。对与错就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生与死,我们可以自己选择。取决于你自己来作决定。瞧?亚当与夏娃就是这样作的。但你瞧,他们作了错误的选择。
呐,因着那个,就把所有的人类置于了死亡之下,死的工价,后来神以人的样式降下来,担当了那个死亡,付出了死的工价,使他愿意得着自由的臣民能够得到自由。呐,如果神不照着他对亚当和夏娃所作的,而是拎着我们让我们顺利通过,说:“不管你想不想得救,我都要救你,”那么,他就是把亚当与夏娃放在了错误的基础上。但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我们必须这样作。
23

正如我刚才所表达的,如果你的生命证明……你的生命会证明你是站在哪一边的。我不在乎你说你站在哪一边。你每天所作的证明了你是什么。你听过俗话说:“你的生命太大声了,以至我都听不见你的见证。”看,你的行为太大声了。

我一向都相信叫喊、跳上跳下,但我总是说:“跳得不要高过你活的,因为世人注意这个。”瞧?你必须跳得跟你活的一样高,因为有人正在注视着你。
24

当人们不愿来教会,他们许多人就是不愿来。一些不来的人也是真诚的人。他们在教会里看见了太多腐败,以致他们不想跟教会有任何关系。对于这点,许多时候,坦白的说,你还真不能怪他们,瞧?因为自称是基督徒的人还这样举止。他们是世界上最大的绊脚石:一个男人和女人宣称是基督徒却活得跟他所宣称的不同。绝对没错。

25

呐,失望会在审判的时候临到。呐,罪人,酿私酒的,赌徒,行淫的,当听到宣判说“离开我,丢进永火里”时,他们是不会失望的。他不会失望。但那种想要躲在某种只是嘴上承认的教会后面的人,这种人在审判的日子会失望的,瞧?他宣称是个基督徒,却过着别样的生活。他还不如从未作过任何形式的表白,没有开始,也好过他开始了,却过着不同的生活;因为这种人是我们最大的绊脚石,就是那种嘴上说自己是基督徒,却过着不同生活的人。

26

总不要凭着你有多大行神迹的能力来判断你的生命,我们不能凭自己拥有多少对道的知识来判断自己,总要回过头来,省察自己,凭着你现在所活出的生命结出了什么样的果子来判断自己。瞧?正如不久前我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商人早餐会上所传讲的,反映耶稣,反映基督徒的生命。

我说我是出生在肯塔基,那里非常原始,特别是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这个小男孩从来没有一个像我们在这里所拥有的家,我们有很多的女士,她们得在家里从上到下照着镜子看,要保持发型等等。但他有一块小镜子,只是一块钉在外面树上的小镜子,脸盆架放在那里,他的爸爸妈妈在那里洗脸,梳头发等等,就用这块钉在树上的小镜子。
27

老实说,我们家以前就是这样。如果谁想照镜子,我们这些孩子就得拿一个箱子,站到脸盆架上,往这面镜子里看;其实这镜子还是我自己从垃圾堆里捡来的。那不是在肯塔基那边,而是在印第安那州犹蒂卡派克这里。

呐,这个小孩从来没有那样看到过自己;所以他去城里看望他的祖母。在参观房间的时候,祖母有一个房子,门上有一整面镜子,所以这个小男孩跑进房间里,看见另一个小男孩就在他面前;这小男孩也在跑,所以他想他应该停几分钟,看看那个小男孩在作什么。当他停下时,那个小男孩也停下。当他转头时,那个小男孩也转头。他抓头,那个小男孩也抓头。最后,他走近一点去查看,他转过身(他妈妈和祖母好奇地看着他)。他说:“瞧,妈妈,那是我。”
28

所以我说:“我们也正在反映某样东西。”看,我们的生命被反映了出来。呐,如果我们活在挪亚的时代,我们会站在哪一边呢?在挪亚所生活的那个伟大时代,我们会站在哪一边呢?在摩西的时代,我们会站在哪一边呢?在先知以利亚的时代,当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现代主义的大混乱中,就像现代的耶洗别,把主所有的仆人都赶到了世俗的道路上,教会和祭司也都向她跪拜,这时你要站在受欢迎的一边,还是要跟以利亚站在一边?

29

呐,在主耶稣的时代,我们想到这个不受欢迎的人,没有受过世界的教育,他们找不到他上过任何学校的记录,没有神学院的经历,从小到大都背负着私生子的恶名。后来出去传讲一个跟他们所受教导完全相反的福音。谴责传道人和他们的组织等等。组织已经作了一个声明,“若有人去听这个所谓的先知,就会被赶出会堂。”这可是个的大罪。他们不得不考虑考虑;他们能敬拜的唯一方式就是在羊羔的血底下。他们必须去到这个祭物那里。他们若被驱逐,那这事可就大了。

30

这个人却根本不理会这个,然而他却完全符合经文,但却不是按照他们所知道的方式。你会站在哪一边呢?看,呐,不要……你现在所过的生活反映了你那时会作什么,因为你仍然是被同一个灵所掌管。瞧?如果你现在站在他们一边,那时你也会这样作的;因为现在在你里面的同一个灵,那时也在他们里面。瞧?

魔鬼从未取走它的灵,他只是离开了一个人去到另一个人那里。神也从未取走他的灵;圣灵从一个人去到了另一个人那里。所以,在以利亚身上的同一个灵降在以利沙身上,同样的灵在施洗约翰的身上等等。在基督身上的圣灵降在门徒身上,一直下来,仍然在人们身上。瞧?神从未取走他的灵。所以,我们被留下来要作一个选择。
31

在这里,我看不出保罗有任何后悔,说他对自己是个被囚的感到难过,但他称自己……我相信,当保罗用那支笔写这封信时,那是圣灵让他那么写的。或许是为了今晚,让我们可以从我们的题目中抽出上下文,说明为什么保罗这样作,因为这是符合经文的,经文是永恒的。

我相信,保罗坐在这个阴暗的监牢里,给他在这里的同工,他的弟兄写信,说他是个为基督耶稣被囚的;所以他能藉着周围所看见的一切来表达。呐,他在监里,但这并不是他对基督的这位仆人(跟他在一起的一位传道人)所说的;他在说他是为基督耶稣的道被囚的,因为基督就是道。
32

在保罗的时代,他是个大学者。他有大的抱负。他是一个……他是由一个人训练的,这人名叫迦玛列,是那个时代他能去到的一所最著名学校的伟大教师;就像我们所说的惠顿或鲍勃琼斯,或某个基要派的著名神学院。他受教成为一个神话语的传道人。他受过良好的教育,精明,是个有才智的小伙子,有远大的志向,或许有一天会成为他百姓的祭司或大祭司。

33

他有一个志向,后来发现,他为了这个远大的志向接受训练,耗尽一生,可能从大约八岁或十岁一直到大约三十岁或三十五岁,当他读完了大学,毕业了,取得了他一切的文凭等等,在所有的神职人员当中,甚至在耶路撒冷的大祭司那里他也有很好的名声。他从大祭司那里接到命令,亲笔的命令,写了信,托付这位了不起的扫罗,“下去大马士革,要在那里找到所有敬拜神,但违背大祭司所说的人,捆绑他们,下在监里。若是必要,如果他想的话,他得到了命令,可以把他们处死。”他……他雄心勃勃。

呐,他为之而受的一切训练,神把这一切都从他身上拿走了。他的目标,他父亲为他花费钱财的目的,他父母亲的抱负,全都从他身上被除去了,因为神有别的东西。因此,他背离了自己一生的目标,成了一个被囚的,他成了一个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基督就是道。
34

去大马士革的路改变了保罗。或许是白天十一点左右下去,他在那里被击倒了,他听见了一个声音说:“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徒9:1-8]他抬头看,往上看,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知道那个火柱就是引领以色列人的主,因为他知道那是什么。

记住,这个希伯来人决不会称任何东西为主,主——以罗欣,除非他信服那确实就是,因为他是个受过训练的学者。他抬头看,他明白了这是一个光,是引领他的人民经过旷野的火柱,他说:“主!”以罗欣,大写的主。“主啊,你是谁?”
35

当他说:“我就是耶稣”时,这让这个神学家有多震惊!他如此反对的那位。这是多大的转变!哦,对这个人来说,这一定是件非同寻常的事,他突然发现自己正在逼迫。他所拥有的一切志向,他的志向使他远离了他想要做的主要的事情。这对这位使徒该是个多大的震动,因为主说:“我就是耶稣。”他正在逼迫的那位。“你为什么逼迫我?”

我们在这里可以再加上一段话。你看到当人们取笑教会时,他们其实不是在取笑教会;他们是在取笑耶稣。“你为什么逼迫我?”那时拥有一切知识的保罗,怎么能相信这位就是……他正逼迫的这群人,就是他声称在事奉的神呢?
我想,不需要一一细说了,我想我们都受过良好的训练,知道我这里的意思。同样的事今天也在发生。
36

保罗因着无知,然而却是有才智、精明,比那些被他逼迫没有受过教育的加利利人精明得多,他们已经谦卑地接受了这人作主。但接受了高深教导,满有知识的保罗无法接受那个。

这对路上的保罗是一个何等的回转!他被击打,看不见了,所以他不能执行使命了,而是被领到一个地方,到一条叫直街的地方,一个人的家里。接着一位名叫亚拿尼亚的先知来到那里,这人在异象中看见他要来,看见他在哪里,就去到他所在的地方,走进去,说:“兄弟扫罗,在路上向你显现的主,打发我来,叫我按手在你身上,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徒9:10-17]看到他在哪儿了吗?
37

这对保罗该是一件多大的事啊!看,他所有受训要做的事情都翻转了过来。所以,呐,他受过的一切教育都变得毫无价值了。现在,他知道他有了一个经历。所以这是给我们的另一个功课:光有经历还不够,经历必须符合主的道。

所以,他看到了这个,知道这是一件大事,别人已经在他之前接受了,他花了三年零六个月,去到阿拉伯的旷野,拿出圣经,当时只有旧约,下到那里,比较他所拥有的这个经历,要看它是不是符合圣经。
38

呐,如果他说:“瞧,我猜那只是一个小的经历”就不再理会了,我要跟随我的知识。“那又会怎么样呢?呐,他必须成为某样东西的囚犯,被囚的。所以,经过比较和看见之后,难怪他能借着预表写出《希伯来书》。

看,三年半在那里,泡在神的话中,发现呼召他的这位神正在带他回来,改变他一切的知识,改变了他一切的思想,他受训要成为的一切,他一切的志向,把那些东西都从他身上抹除了,他成了一个被囚的。
神的爱太伟大了,是这样的一个启示,使他无法离开它。那也是每个遇见神的真实信徒的真正经历。你接触到了一件如此伟大的东西,以至你面对其他的一切时,你成了囚犯。看,你离开所有的一切,把自己关在这个里面。
39

圣经写到,有一次耶稣说:“天国好像一个人去买珠子。”[太13:45-46]当他找到了那颗大珠子,他就变卖一切所有的为要得到那颗珠子。就是这样。你有一个知识概念。你有一个神学经历,但当你真的找到了真实的东西时,你就放弃别的一切,把自己关在这个里面。

40

保罗知道那是什么。他是……他发现自己被某个东西套住了。就像我们把马套上,让它拉某样东西一样;保罗知道,经过这次经历和三年半把他拥有的经历跟圣经比较,他晓得神已经拣选了他,用圣灵套住了他,他拥有的经历要把福音拉到外邦人的面前。圣灵亲自套住了他。

41

今天,作为基督的仆人,我们被套住了,被钩住了。我们若没有它与我们同在,哪里也去不了,被套在了道上。不管别人说什么,你被套在了它上面。它有一些东西,你就是无法离开它。藉着圣灵,你负它的轭,给你套上了道的轭。不管别人说什么,永远都是这道。被圣灵套上了,负上了圣灵的轭。藉着圣灵,他被套上了道。

他去到阿拉伯旷野的深处学习,他先前的东西、经历和志向,他的那些东西都被剥夺了。呐,今天从这里我们发现,我们必须先被剥夺,而人们却不想被剥夺。卫理公会的弟兄想持守一点卫理公会的教训。浸信会的弟兄想持守一点浸信会的教训。但你必须被剥夺一切,只有重生更新,照着圣灵所引导你的,从那里继续下去。你不能说:“瞧,我爸爸说当他得到的时候,就是去教会,跟牧师握手。他是个忠诚的好会员。”对于他的赛跑来说,那可能是好的,但我们是在另一场赛跑上。现在,我们必须让圣经的时代出现在今天。
42

祭司也被套上了,但你看,他们去到了另一个时代,他们没有脱掉他们旧的轭,套上新的轭。今天我们也发现了同样的事。我们经历了一个宗派时代,正如我们通过教会时代和圣经等等所证明的,但我们现在到了一个自由的时代,圣灵亲自降下来,印证自己,显明自己,使他所应许的每一个应许都得以成就。

哦,天啊,多伟大的时候。他知道……另外,他知道他不能去到其它的地方,因为被套在了这个上,即使他想去,他也不能去。他知道他的志向拉着他去到邀请他来的弟兄们中间,然而圣灵却催促着他去作别的事。他不属于自己了。
43

或许有人会说:“扫罗弟兄,保罗弟兄,我们想要你过来这里,因为我们有最大的教会。我们有最多的会众。给你的奉献款会很多。”等等,但由于圣灵催促他,他想:“我有一个弟兄在那里。我想过去救这位弟兄,领他到主那里。”然而圣灵却催促他去到别的地方;他是一个被囚的,没错。

哦,神啊,让我们也成为像那样的囚徒,脱离我们自私的志向,脱离我们自己的判断和我们更好的思维方式,作一个为基督耶稣而被囚的人。我想那是一个伟大的声明:为了基督耶稣,我成了一个被囚的。
记住,他就是道。瞧?不管别人怎么想,他都是道。看,如果你是为了道而被囚的,就没有一个宗派能动摇你,使你离开它。它是道。你只是为它成了一个被囚的,就是这样。它怎样行,你也必须照样行。
44

呐,他不能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因为什么?圣灵禁止他。你记得许多次保罗想要去到某个地方,想:“我能在那里举行一场大聚会,”但圣灵禁止他[徒16:6-7]。

呐,那岂不清楚地表明和证实了保罗是一个被囚的吗?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圣灵把他套在了神的道上。哦,我喜欢那个。他被绑住了。他被一条链子,被爱的枷锁所捆绑,去行神的旨意,并且只行这个。他是个被囚的。他在爱的枷锁中。他与基督同负一轭。他不可能再负任何别的轭。他只负基督的轭,领头的去哪里,他就得去那里,不管道路两边的草地多么青翠;他必须跟着领头的和这轭去走。
45

哦,今晚,我们伯兰罕堂的人,巴不得我们能向我们的私心,向我们自己的志向,成为被囚的,使我们能彻底顺服,负他的轭。不管其他的世人怎么想,其他的世人怎么做,我们与爱的枷锁同负一轭;我们是被囚的。我的脚完全与基督同负一轭,以致我不会去跳舞;我的眼睛完全为基督同负一轭,甚至我……当我在街上看到这些摩登的脱衣舞女时,它会使我转过头去;我的心负了他爱的轭,甚至我再也没有爱给这个世界了。我的意志负了他的轭,甚至我根本都不知道我的志向是什么了。无论你引导我去哪里,我必跟随,主啊。我要成为一个被囚的。瞧?

46

保罗完全成了一个被囚的。他没有作过任何错误的声明。他又被圣灵训练,等候道。呐,他已经接受了一种方式的训练,但现在神以另一种方式训练他。他被圣灵训练,等候主。不管他的志向是什么。

现在,我要靠着圣灵的帮助指给你们看一件事。呐,让我们举个例子。一天,保罗和西拉走在某个城里的街上,他正在那里举办一场复兴会,一个被鬼附的小女子一直跟随他,在他后面大喊大叫。毫无疑问,作为使徒,保罗知道他有权柄斥责那个邪灵离开那个女人;但你注意到了吗?他一连等了多日,直到圣灵突然间对他说话了,说:“这是时候了。”[徒16:16-18]
47

于是他说:“你这邪灵,从她里面出来。”看,他知道要等候主。今天太多的人就是在这里给道带来了羞辱。他们出去只是带着一种志向。有多少的复兴因那样的事而搁浅了,就因为传福音的不等候,看看主怎么说。

他们一些人说:“过来这里,”他们马上就去了,因为协会说要去。圣灵会说不同的东西,然而人的抱负是要成为州长老或别的什么,某个长老或某个主教,或什么的,在推动着,“你必须去。”然而他却非常清楚。圣灵是说:“去这里。”看,他负的是他组织的轭。他成了组织的囚徒。但如果他负基督的轭,他就是被圣灵引导的。看,他被套上了轭,是个被囚的。别的东西说什么,都没有任何差别,那只是鸣的锣、响的钹。他只听神的声音,只有当它发声时,他才说话。他什么也不说。
48

有人说:“哦,琼斯弟兄或罗伯特弟兄……”或今天我们在这地上的某些大人物,比如汤米·希克斯、奥洛·罗伯茨或汤米·欧斯本弟兄,那些了不起的布道家。如果有人说:“喂,过来这里,汤米。你是个属神的伟人,或奥洛,我有一个叔叔躺在这里,整个人都被捆绑了,他病了。我要你过来。我相信你有力量来医治他。”瞧?

或许圣灵会对他说:“不是现在。”然而因着跟那人朋友的关系,他就只能跟他去。如果他不去,他就会成了那个人的敌人。那个人会说:“瞧,他到某某某那里,医治了那个孩子或男孩。我知道他作了;我是他多年的朋友,瞧?他却不愿到我的地方来。”但如果圣灵禁止他不要去,他最好就别去。如果他负神的轭,他爱他的朋友,但他最好是受圣灵的带领去那里;因为那不会有任何益处的。我有太多这种的经历了。
49

但保罗只等候圣灵告诉他要作什么。圣经说:“等候圣灵。”一天晚上,他正在站着讲道,然后走出去,看见了一个瘸腿的人[徒14:8-10]。突然圣灵对他说话了,他说:“我看出。”怎么?同样的方式使他看出他们要在一个岛上失事[徒27:10]。瞧?“我看出你有信心得医治。站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就是这样;他负轭了。他可能在那里举行了一个礼拜的复兴会,什么也没发生,但他仍然等候圣灵说话。看,圣灵所说的话是他的轭。
50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这是在否认你星期天所说的,你说你一直都在等候。”

但你记住,是圣灵在路上对我说:“我打发你回到病痛的人中间。”瞧?那是对圣灵的顺从。肯定的。直到他吩咐我去作,我才去。我是在等候主如此说,直到我得到了主如此说。呐,那就不同了。明白吗?呐,是这个带来了不同。
是的,他等候主的道。他在圣灵里被催促着只照神的命令而行。他为基督耶稣成为了一个被囚的。朋友们,要是我们能成为被囚的就好了。
51

呐,我知道天热,但我想再提两个人物。瞧,我这里大约记下了六或八个,但我想提提另外一、二个人物。

让我们来看摩西这个人物。他生来就是个拯救者,他知道这点,他生来就是个拯救者。但在我讲摩西之前,我想先作这个声明:神总是要让每个真正想事奉他的人成为他的囚犯。一个人必须交出他所有的志向,他所是的一切,一切,他的生命、魂、身体、意志、志向和其他的一切,完全成为基督(也就是道)的囚犯,来事奉神。
你可能必须跟你认为是最好的判断反向而行。或许在某个组织里,你可能认为他们会提升你,给你一些大的东西,使你能闪光。但你发现自己会怎么样?你发现自己不久就会被击败了。直到神能得到一个愿意成为他囚犯的人……
52

神正在寻找囚犯。他一直都在那样作。你可以查遍圣经。一个人必须成为基督的囚犯,反对任何……所以,除了基督,你不能跟任何事联在一起。甚至你的父亲,你的母亲,你的兄弟,你的姐妹,你的丈夫,你的妻子,任何人,你只能跟基督联在一起,惟独跟他。然后神才能用你。在这之前,他不能用你。

在外面,我有时候对人们讲话很严厉。看,我在竭力要让你挣脱束缚。你必须要有一个开始的地方,就像有时候我说女人剪头发、穿这些衣服,却还想要持守自己基督徒的承认。
你说:“那是小事。”瞧,你必须要从什么地方开始。所以,就从你的abc开始吧,无论如何都要砍断世俗的外表,成为基督的囚犯,然后继续砍断一切的事,直到最后的线被砍断了。然后你就成了一个被囚的;你就在他的掌握中了。他把你抓在了他的掌握中。
53

呐,摩西知道他生来就是个拯救者,他知道那个。你注意到了吗?摩西有这个抱负,知道他妈妈在那里告诉了他。她是摩西的保姆。

毫无疑问,当摩西这个小宝宝出生时,他妈妈说:“你知道,摩西,你爸爸暗兰和我不断地祷告,我们注意到,在道中看到了这是拯救者要来到的时候,我们祷告:’主神啊,我们想看见那位拯救者。’一天晚上,主在异象中告诉我们你要出生,你将是那个拯救者。我们就不怕王命。我们不在乎王说什么。那时我们知道你生来就是个拯救者。呐,摩西,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好好地把你养大。”呐,记住,他们已经在埃及地四百年了。瞧?“我们想给你正确的东西,正确的教育,正确的训练;所以,我抱着你,把你放在了一个小方舟里,把你放进了尼罗河。很奇怪,水流让那个小方舟穿过了芦苇和草丛,让它顺流直下几英里,转进了法老的宫里,法老的女儿在那里,她的洗澡池在那里。我知道她需要一个妇人来抚养你,”在那个时代,当然,他们还没有这些奶瓶来养孩子,所以他们必须找一个奶妈。“我打发米利暗下去,她站在那里,她说:’我知道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一个奶妈,’她就来找到我。摩西(门都被关上了),亲爱的,你现在十六岁了,你要成为法老的儿子;有一天你要成为拯救者,要把这群百姓从这里领出去。”
54

摩西的雄心开始成长。“我要学习,妈妈。我要尽我所能地学习一切。你知道我要怎么做吗?我要努力学习成为一个军人,我要知道如何把这些人从这里领出去。我要成为一个大将军(主教,你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要把他们领出去。我要拿到哲学博士或文学博士。我会做成的。”

就像神父切尼奎,如果你曾读过他的书。好的。他想拯救所有的新教徒,你知道,结果他自己成了一个新教徒。多年前,这个伟大的神甫,神父切尼奎。你应当找到他的书来读一读。他们称他神父,他其实就是切尼奎弟兄。我们不像那样称任何人为父。
所以我们发现,他去读圣经,这样他就能去到那里,证明新教信仰是错的,使他们都成为天主教徒。最后,他读圣经的时候,圣灵临到了他,得到了圣灵后,他成了他们中的一个。
55

所以,注意这里,摩西受了一切的训练,因为他知道。他太聪明了,受了太多的教育,有太多的知识,以至没有人……他甚至能教导埃及人。他可以教导他们的心理学家。他可以教导他们的将军什么才是军事才能。他是个大人物,人们惧怕摩西,因为他的伟大。哦,这样的学问,他是个大主教或许像个教皇。他是个大人物,他是个大有能力的人。他知道他生来就是要作这事的,受了训练,他有远大的志向要做成这事。

56

就像今天,我不是说在这些神学院里得到了训练的人们。我不是那样说。就像他们……在西部,他们要建一所一亿五千万美元的五旬节派神学院。瞧?一亿五千万美元的神学院:对我来说,那应该是给在事工场上的宣教士。

但不管怎样,当他们从那里出来时,他们能作什么?他们会成为什么?一群混混儿。绝对是的。他们出来就会是那样的。一向都是这样,他们其他的人也是一路货色。瞧?
57

呐,我们发现摩西受了一切的训练……今天,所有这些训练,搞出大主教等等,雄心勃勃,我们用这些来干什么?我们的雄心勃勃就跟摩西的一样。瞧?神,在他能把一个人握在手里之前,他必须把人的抱负都除掉。他必须剥夺人所受的一切训练。

他的确出去了,他拯救了,他杀了一个埃及人。当他这样作了时,他发现自己犯了错误。他做不到。不是用这种方法。神必须带他去到旷野,进入沙漠,一个荒芜的地方。
你注意,这真是有点奇怪,神有一个信息给他们;但神把他们带进了沙漠。他把保罗带进沙漠,为要训练他,告诉他所有这些重大的异象是什么,“出去进入沙漠。去到某个沙漠。”他呆在那里,直到神清楚显明要作什么。
58

在摩西的时代,神领他出去进入沙漠,让他在那里呆了四十年,除掉了他一切的神学和一切的雄心。哦,他可以回头看,看到自己的失败,那是一个何等的时刻,今晚当我们看到自己的雄心时,我们也应当作同样的事。

看看医治大会,看看几年前,当神做了一些事,开始恢复医治病人等等的时候,结果每个人,每个组织,因为医治不是在他们的组织里,他们就必须给自己也找一个医治者来。我们干了什么?
让我们来看一下。我们作了跟摩西同样的事。我们出去,竭尽全力要制造出某种的神迹。“我闻到了一个疾病,”“我手上有血了,”制造一件神迹。瞧?我们得到了什么呢?
他们一些人在如此的紧张之下,结果崩溃了,变成了酒鬼,神经过敏,头脑发热,从五旬节派的目标上掉头,再次回去建立了组织等等。
59

看,我们作了什么?杀了一个埃及人。没错。我们努力;我们竭尽全力;我付出;我们劳苦,在祷告会里整夜地祷告,直到我们嗓子都哑了,想要制造出一些事,加快速度,各种各样的事,结果发现这些全都失败了。我们需要回到旷野去。没错。是的,先生。营地聚会和努力。为什么不放弃呢?这是你该做的。明白吗?回去,并放弃。哦,我们作了他们所做的同样的事,做了摩西所做的同样的事。它没有任何益处。四十年后,他发现自己为神的道成了一个被囚的。我们想要作什么呢?

60

伟大的祝福出现了,神告诉我们的这一切伟大的事彰显了,我们必须要重生,我们必须领受圣灵,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和这里的这一切事。你看,人们不是持守住那道,套在道上,他们作了什么呢?他们开始了他们自己的宗派神学,这是已经失败的,想要制造一些看上去像是真理的东西。

61

我最好在这里停住。瞧?我肯定你们是聪明人,知道我的意思。瞧?但为什么?看看它作了什么。想一想。今晚我们得到的,只是一个充满了组织起来的民众的国家,他们否认神的圣经,称圣灵的生命是心理感应,并拒绝这样的人进入他们的教会,他们不允许你提一句古蛇的后裔、永恒的保障,和圣灵已经启示并证明是道的事。

我一次又一次地挑战,让他们来向我证明这是错的。他们得到了什么?得到了路德以及其他人所得到的同样的东西:杀了一个埃及人。瞧?那是什么?那可能使某个人停止了偷盗,或许对妻子忠诚,但你把他变成了什么?一个教会会员。“来加入我们的团体。”
62

看,但他唯一能指向的,他四十年训练的成功之处,只是一个死人,一个躺在那里腐烂、死了、发臭的埃及人。

今晚也差不多是这样。在这个被称为“超越”了的复兴中,他们唯一能指出来的,只是一群发臭的教会会员,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知道的多。没错。跟他们讲神的道,他们会说:“我不相信那个。我不管他们怎么说,我就是不相信。”我们努力挣扎了这么多,但所能指向的却只有这个,实在是太可悲了。
63

或许我们可以指向一所大学校;但它是死的。我们可以指向一个组织,但它是死的。它发臭了,跟我们最先从中脱离出来的东西一样,“好像猪回去打滚,狗又吃它所吐的。”[彼后2:22]我们回去了。一个死掉的埃及人。

64

毫无疑问会有人说。“摩西,你不再同情你的百姓了吗?你是被呼召来做这事的呀。”一个知道摩西,知道他为此而被召的人说:“你失去了对百姓的感情了吗?”

“没有,先生。”
“可是,为什么你不出去作这事呢?为什么你不下那里去试一试呢?为什么你不跟其他人一起出去呢?”
摩西在那里被剥夺了,直到他在宣告神话语的荆棘丛中有了一个经历。“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我记念我的应许;我要下去拯救他们;我打发你去作这事。”[出3:1-10]就是这样。
65

他看见了道,不是百姓的雄心或百姓的愿望。然后,他成了什么呢?他再也不想面对埃及人了。他再也不想面对这件事了,但他成了一个被囚的。阿们!四十年的逃亡、剥光,但那时,他在荆棘丛中成了一个被囚的。拥有一切知识并大有能力的摩西,圣经说摩西在埃及是个说话行事大有能力的人[徒7:22]。

但注意看大能的神学在荆棘丛面前所作的。他只是承认自己的无能。当他看到神真实的目的时,他承认他没有能力去作,虽然他在他们所能给他的一切神学院里受过了训练,在他们最好的学校受训,但当那个火柱悬挂在荆棘丛中时,他能作什么呢?他说:“我都不会说话了。主啊,我是谁,可以去呢?”瞧?
“摩西,把鞋脱下来。我要对你说话。把自己剥光,甚至鞋子也要脱下来。你又俯伏在地了;我要对你说话。”
66

他甚至都不会说话了。最后,一个蒙拣选的囚犯,一个蒙拣选的先知,就像保罗蒙了拣选一样。摩西是个被拣选的拯救者,最后神让他所拣选的臣民成了他的囚犯。哦,哈利路亚!当神的道感动他时,他才能动身。“我该说是谁打发我呢?”

“我是。”
“我要怎么作呢?”
“我必与你同在。”
“是的,主,就照着你所说的;我在这里。”
哦,那是……他成了一个囚徒。他违背了自己头脑上更好的思维去了。呐,他曾经受训向军队发号施令,“拔剑。向后转!”他受训上去,“马车各就各位,枪朝前,冲锋!”那是他要征服的方式。那就是他的训练。但他说:“我要用什么呢?”
说:“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是杖。”对人的头脑而言,有时候神所作的事是极其荒谬的。手里拿着一根杖,胡子垂着,八十岁了;他妻子坐在骡子上,孩子坐在她的膝上,他松弛的手臂耷拉着,握着一根杖,但他昂着头,因为他拥有主如此说。为什么?最后他被锚住了。他是一个被囚的。
67

155“只有当道让我动时,我才动。只有当道说话时,我才说话。”

“你要去哪里?”
“我得到了一个使命:站在法老面前。用这根杖告诉他是神打发我来的。”
“之后你要怎么作呢?”
“我这么作之后,接下去的事,他会预备的。”
就是这样。只有一件事要先作:没错,投降。成为一个被囚的。不要想你自己或别的事。成为一个被囚的。
68

摩西成了一个被囚的,承认自己话都说不好了。最后,当神把他握在手里时,他只能去到神感动他去的地方。神把道告诉了他。他知道那是道。然后他就在那里将自己交托给了这道,圣灵,也就是神,把摩西套在了神的旨意上。

神对保罗所作的也是同样的事。对吗?他套上了保罗,这个小鹰钩鼻子、爱挖苦人的犹太人。身上挂满了哲学博士、文学博士的学位,但神说:“我要指示他,他要为道受什么苦。”[徒9:16]
69

保罗坐在那里,看见了道,看到了那是耶稣,然后他举起手来,并被基督套住了。神的爱将他套在了这道上。“他要在外邦人面前宣扬我的名。”他就去了那里。

“摩西,我是你祖宗的神;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我记的我应许了他们;应许的时候临近了。我看见我百姓所受的痛苦。我记念我的应许。我下来要套上你。你知道神的道怎么说的。我套上你,下去那里,用能力套上你,下到那里去拯救我的百姓。把那根杖拿在手里作为一个见证,因为你看见了用它行的神迹。”就像带着甩石机弦的大卫。
70

套住了自己,他就下去了。最后神得到了一个顺服他的人,套在他上面,不能动,直到神的道让他动。巴不得今天人们也那么作。

然后他就成了神的囚犯,爱的囚犯,在爱的捆绑中负了神的轭,正如保罗在爱的捆绑中负了神的轭,就像保罗一样。他们二人都受了同样的训练。你知道,摩西受训要以军事力量来拯救以色列人。保罗受训要靠那个时代世上大教会的力量把以色列人从罗马人的手中领出来,释放他们。大神学院的训练,出自迦玛列门下。
他们二人都去了沙漠;回来就成了不一样的人。他们二人都看见了火柱,他们二人都是先知。对吗?他们二人都是先知,火柱向他们二人说过话。绝对没错,为拯救而来的。就是这样,去了沙漠。离开了他们的家,去沙漠寻找,离开他们的人民和一切,为要寻找神的旨意。瞧?
他们都受过一种方式的训练,但神把他们改变成了另一种样式。他们成了完全被囚的,不是照着他们所要的方式行事,而是照着神要他们行事的方式行事。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1

我们能不能再用十分钟来讲一讲?我要快点讲讲另一个人物:现在我看见一个人物在我面前。他的名字叫约瑟。他是一个蒙拣选的儿子。他是耶稣基督完美的预表。他生来就是个先知。他也是一个先知。瞧?呐,他能看见异象,当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就看见了一个异象:自己坐在宝座上,他的兄弟们向他下拜。

但注意。他成了……他觉得他是个大人物。看,所有别的……但神要怎么做呢?他行了他在其他人身上所作的同样的事,因为摩西是个拯救者,保罗是个拯救者,现在约瑟也是个拯救者。他救自己的人民脱离了饥荒。
72

神要对他作什么呢?把他下在监里,直接下到监里。是的,先生,记住,他被他的兄弟们卖给了一个埃及人,他们把他卖给了波提乏,波提乏给了他一点自由,接着你知道,那个也被夺去了。他坐在监里哭泣,哭泣。神必须剥光他。

呐,注意。但我相信,在那座监里,他一直都能记得异象说他要坐在一个宝座上,他的兄弟们要向他下拜,因为他知道他的恩赐是从神来的,他也知道异象必须要成就。
73

巴不得我们能单单把那个记在心里,根据神的道,在这个末日神要有一个教会,要有一群百姓,他应许了这些事,他就要作成。他说他要作,我们也正生活在那个时候,我们在那里了。他只是想要让我们成为真正的囚徒,被他锁在里面。

你知道我们过去常唱的那首老歌吗?“我被神关在里面;哦,要被神关在里面。”呐,那时,我就想到了这个。被关在里面与神同在,没有别的,神让你动,你才能动。神让你做,你才能做。那时,你就被关在里面与神同在了。
74

呐,记住,他也在想,他自己也成了一个彻底的失败者。他所知道的一切,他所明白的一切,一切的事;他成了一个彻底的失败者。行不通。他被放在了一个境况下,那里没有人会听他的,他是个囚徒。瞧?他被投在了一个境况中,那些不信者不相信。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他的事工没有作用了;人们不听他。他们在监里不会理会他的。他的事工有什么益处呢?他可以站在监狱的栅栏后面对他们传讲;但他们还是照样从街上走过去。瞧?但他成了一个被囚的。神让他作了一个被囚的,直到轮子转得正确了。然后他说:“这才是我要的人。”荣耀!彻底的失败!

75

最后,当他在牢里的时候,神临到了他。就像保罗,像其他所有人一样,神临到了他,用所赐给他的恩赐把他从那里领了出来。是的。神把他领出了他的监牢。他作了什么?神一领他出了监牢,他被王赐予了能力,他坐在了他王的旁边,他在王以下。他被领出监牢,被赐予了能力,无论他说什么,都必发生。阿们!

在监里,他一直都记得他生来是为了一个目的。他生来就要坐在王的旁边,其他所有的人都要向他屈膝下拜。他的异象这么告诉了他。阿们!但在他的异象能完全应验之前,他必须成为一个被囚的。阿们!后来他成了一个统治者,当他从监牢出来,为神的道而成了被囚的,使他只能说神放在他口里要说的话,然后神就通过他运行。
76

注意,那位摩西有能力随心所欲捆绑法老的王子们,“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他有能力捆绑法老的王子们。不管他们是执事,长老,或者他们是州代表,不管他们是什么。他说:“我要捆绑你。”他们就被捆绑了;就是这样。他可以随自己的话,随心所欲地作。阿们!荣耀归于神!

哦,我还有大约三分多钟,我要守信用。
77

呐,我们发现他为神而成了被囚的,对世人来说,成了被囚的,保罗也是这样,摩西也是这样:从被自己的意志囚禁,到被神囚禁。当他出来时,他拥有了神的能力。

当他成了保罗……摩西以前的思想,当他交出来,脱去了时,他为了基督的话语成了被囚的;他只能动,不管……
   你说:“基督?”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来11:26],所以他为基督成了被囚的,就像保罗一样。
78

记住,所有这三个人都是先知。瞧?为了成为神旨意和道路的囚犯,他们自己的思想必须被剥夺。你现在记住,他有能力照着自己的话捆绑;他也有能力照着自己的话释放。他可以说:“我奉我王的名释放你。”阿们!法老使约瑟成为他的儿子。

79

基督使他爱的囚犯成为他的儿子;他赐给他们能力,作他所作的同样的事,《约翰福音》14:12,“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瞧?)也要作,甚至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呐,基督爱的囚犯被他的王(也就是基督)授予了权柄。阿们!“我实在告诉你们: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可11:23]。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你们若负我的轭……”因为他和他的道是一样的。“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若常在我里面(不是这里那里),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愿意的,祈求(或说你要说的)就必为你们成就。”[约15:7]他有能力。

80

注意,在他出来之前,他必须要被领出来,剃头刮脸[创41:14]。在他见他的王之前,先要把一些东西刮掉。瞧?

哦,有时候神是这样领出他的百姓的,把他们自己的一些意愿刮掉。他告诉他们,他们不能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你明白我的意思。他们不是……他们不再有想怎么作就怎么作的自由了。在他们能完全掌权和成为基督爱的奴仆之前,他们必须要先刮脸,然后才能被献上。有时候,为要这么做,他必须带他们去到旷野,把他们刮干净,然后领他们这些受膏的出来,应验他命定他们所要成为的目的。明白我的意思吗?弟兄们,我们是在末了了。
81

回忆神在其它时候所作的。他总是要拿一个人,使他成为神的囚犯。撇下他的亲人,他必须撇下他所知道的一切,忘记他所受的一切训练和一切东西,以便能知道神的旨意,并跟随神。他不能同时跟随人所要作的,又跟随神。这两者太矛盾了。

你不能同时既往东走又往西走;你不能同时既往右走又往左走;你不能同时既作对了又作错了;你也不能同时既跟随人又跟随神。不行,先生,你要么跟随神,要么跟随人。
呐,如果你在跟随神,顺服神,那么,你就成了那位神、那个道和那个旨意的囚徒。不管别的东西说什么,但你为了这个而成了被囚的。
82

听着,我们在末了了,随着这最后几分钟流逝过去,我带着敬畏和尊重这样说。在我看来,看看神要作的和必须作的,并要在这最后时代所作的,是要找到一个收割的器具。他必找到一个器具来打场。任何农民,当他去收割庄稼时,他必须要有一个能用来收割的器具。当然。他必须有一把锋利的镰刀或什么的,某种用来把谷打出来的器具。庄稼熟了。

“神啊,把我们抓在你手里。使我们成为被你的爱所捆绑的仆人。把我们当作器具,让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罪恶、被咒诅的世界认识到,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对我自己:神啊,让我成为一个被囚的。如果我所有的弟兄都拒绝我,如果我所有的朋友都拒绝我,我也要作耶稣基督和他话语的被囚者,使我能被圣灵套在他的道上,看见圣灵藉着他说要成就的同样的事,使神的道得到证实。我要作耶稣基督的被囚者。让我们祷告。
83

我们低头,今晚我想知道,如果我们的志向,是要成为别的什么,或者我们想的是一些自私的东西,我想我们能不能把那个放在一边?

我想知道,今晚这里的某个年轻小伙子,会不会环顾四周,说:“我要作……当我长大时,我要成为什么什么。”我想知道你是否能感到神的旨意在你的生命中运行,说:“不,不,我的志向已经没有了。因为最近几天圣灵一直在对我说话。我要让自己顺从神,成为这末日打场的器具。”
某个年轻姑娘可能有抱负要成为时髦女子,或许是一个美丽的小姐,或许有一天要把好莱坞当作你的职业,我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愿意在神和他的道面前交出你的抱负,听从神在你生命中的呼召?神知道你是谁。
84

我想知道教会的什么地方是不是有传道人、仆人或工人。我只是偶尔来这里;今晚坐在这里的人,我认识的人还不到三分之一。只有少数在这里的人。但我想知道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你愿意说:“我不在乎任何人说什么。我现在是神的奴仆;不管怎样,我要传讲他的道。我不在乎我的……如果我的组织把我赶出去,我仍然要持守那道。我要这样作。我的意愿就是神的意愿。神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为着基督耶稣,我要作一个被囚的。靠着他的恩典和帮助,我要这样作。”当我们低头的时候,想一想。

多少人今晚有那种的志向?你愿意举手吗?那也是我的志向;一切全献上。我们现在低头,慢慢地,你现在一边仔细地思想它,一边祷告。
一切全献上,一切全献上,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一切全献上。
一切全献上,(你真的是那个意思吗?“我想作一个囚犯。”)
我……(主啊,带领我,今晚把我带到窑匠的家里,把我完全打碎,再次陶造我。)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一切全献上。
85

天父,当这诗歌继续弹奏时,我想,此时我打断这歌,跟你交谈一会儿,是最有好处的。当人们正在思想:“一切全献上,”父啊,愿我们能那样作:这是我们这样作的最后机会。让我们带着真诚上来,走向主的桌子,好像古时一样,穿着洗净的衣服,洗净的灵魂,洗净的意愿,洗净的志向,奉献我们自己,

86

197让神拿他的道,让我们跟他的道同负一轭。愿圣灵现在就接受我们,让我们听到那轭套在我们心上所发出的咔哒声,“从今晚起,我因你所说的而接纳你。现在,不要思想你自己的想法;要思想我的想法。思想我的意愿;我必引导你。”神啊,愿这成为我们每个人的经历。

坐在这里的这些年轻人,丈夫和妻子,和一些将要成为丈夫和妻子的。那些传道的老人坐在这里,他们走过了这条路。主啊,这里是内维尔弟兄和我,已经在梯子上爬得很高了。我们的日子现在屈指可数了。我们的步子迈得比过去更加谨慎了。从身体上说,我们的脚步不像从前那样稳固了。但主啊,当我们看到这个必死的生命正在消逝,若没有你抓住我们的手,没有一个人的脚步能够稳固。
87

现在,神啊,请接受我们,好吗?把我们的心和意愿握在你的手中,让我们今晚为了这道和基督而成为被囚的。愿我们在这里过着敬虔的生活。愿这些女人,这些年轻女人,这些年轻男人,男孩子和女孩子交出他们自己的生命,主。愿他们的志向成为耶稣基督的志向,让我们为他神圣的恩典和旨意而成为被囚的。求你应允,主。

主啊,我只晓得这么做了。这些断断续续的话,我相信你会把它们恰当地连接在一起,因为这里很热。人们想听,但真的很热,许多人得回家,因为明天一大早还得去工作。但愿那些种子能落在他们心里:一个囚徒。
88

回到家,对妻子说,当她们……在他们今天下午准备跪下去祷告,或今晚跪在床边,彼此看着对方时,说:“亲爱的,今晚那个信息怎么样呢?我们真的为基督和他的旨意成了被囚的吗?还是我们在靠自己的意愿行事呢?”

愿各处的年轻男人、年轻女人,特别是今晚听见这信息的那些人,也问自己同样的问题。“我愿意成为一个被囚的,放弃我自己的生命吗?”
“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
父啊,我们知道,要为你而成为被囚的,就得失去自己的抱负和自己的欲望,来找到你的愿望,这样我们就拥有了永生。求你应允,主。
89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把这个交在你的手里,愿它结果子,为末日的收割成为大的器具;男人和女人,男孩和女孩,向神完全的旨意投降,成为基督耶稣和他爱的囚徒,被基督神圣之爱的枷锁束缚。我们奉他的名求。

一切全献上,(我们起立。)一切全献上,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一切全献上。
让我们闭上眼睛,举起手,再说一遍。
一切全献上,一切全献上,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一切全献上。
90

呐,如果我们低头,在唱解散聚会的歌“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之前,我要请这位弟兄来这里。我忘了他的名字。这姐妹见证了那个黑暗笼罩她的异象,她得医治了。记住,回头看,幔子消失了。她的信心成就了那事。请你来祷告解散聚会,好吗,弟兄?求神的祝福降在我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