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714E 谦卑自己

1

[原注:内维尔弟兄介绍伯兰罕弟兄。]……这实在是让人很惊讶。我相信我可以宣布说:“有一种恩赐:我竟然能想到这种事情。”[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笑了。]

我每次都很喜欢来到这里。我们跟你们在一起的旅程快要接近尾声了。因为我们有另一场聚会马上就要在芝加哥举行,我必须让家人赶快回到亚利桑那。他们还没有过暑假,几天后我应当开车带他们去到某个地方。然后在一天,在其中的一个星期天我可能要离开,下个星期天我去芝加哥。接着我又得在星期一回来,带他们到亚利桑那。
2

呐,我实在不愿在星期天早上进来,占用大家都很精神的那段时间。星期天晚上,你们总是很疲倦,星期天晚上都筋疲力尽了,然后把星期天晚上的聚会交给我们的牧师,那有点不好。我不愿那么做,然而星期天晚上,我想举行星期天晚上的聚会,又会留会众太久了。他们许多人从大老远的南方和大老远的北方来到这里,他们,哦,有时候他们昼夜开车,只是为了到这里参加一场聚会,然后再回去。那就是当我来的时候,我想在星期天早上举行聚会的原因,给他们机会能回去。

忠诚、忠心的客旅,我非常感激他们。他们开车穿过冰雪、雨天等等来到这里,穿越全国,开了几百英里的路,只是为了一场聚会。所以,这使我非常感激神,感激这些人,因为他们非常……因为他们非常地支持我想要告诉会众的真理。
3

我全心地相信这是真理。如果有任何不同的东西是我认为更好的,我肯定会先去。我若没有先去找出它是对还是不对,我是不会要求任何人去的。我若不是已经知道了它是真理,我是不会要求任何人在神里面迈步的。首先,它必须是主的道,然后我必须迈进去看看它对不对。如果它是对的,那我就可以说:“朝这边来。”看,这就成了路。

呐,我认为任何传道人都应当那么做,应当自己先去。他应当是个领导,人们的领导,不是说一些他自己都不敢确定的东西。我们应该去并做人们的领导。
4

今天早上,我在讲台上有一个非常奇怪、独特的经历。那大概是信息的最后部分,我本不想那样说。瞧?但我猜已经说过了,而且对此我也做不了什么了。但后来我回到家,就开始查考它。

今天我的弟弟他们有一个小小的家庭团聚。妈妈去世了。我们过去总是在她家里相会,现在我们去德罗丽斯家里。我们今天下午在那里交谈得很愉快,泰迪来了,我们唱了几首歌,弹了几首赞美诗等等。
5

呐,我想,或许下个星期天早上,若主愿意,内维尔弟兄也不介意,我想要举行一场医治聚会,只是专门用来医治。我想,今早的信息,似乎是主带领了我传讲它,把它传出去,这应当会给我们一些鼓励,让我们真正地相信。我们漫不经心,我们说一些不同的事,谈论它们。但当到了摊牌的时候,事情就不同了。

6

有人告诉我,我相信是我在后面的弟弟,跟我讲了有关一个人的故事,一个传道人和他的一个会众。传道人说他可以走过一根圆木。

他说:“牧师,肯定的,主与你同在。”
传道人说:“我走过去的时候,背上可以再扛一根圆木。”
“肯定的,主与你同在。”他去了并且成功了。
传道人又说:“我可以同时扛一根圆木,并推着手推车过去。”
他说:“肯定的,牧师,主与你同在。你的信心可以做任何事。”
传道人说:“我可以把你放在手推车上,又扛着圆木。”
他说:“等一等。”瞧?
当你自己被包括在内的时候,那就不同了。瞧?我们在这里说“阿们”是很好的。我们说“我相信那是真的”是很好的。但付诸行动……要把它付诸行动。
7

正如我今早所说的,人们躺在彼得的影子里,他们甚至从未要求祷告。

我走进过很多人家里,留意过这点。我出去前祷告,只是带着恩膏走进那里,甚至都不用为人祷告,走出来,他们就得医治了。瞧?是的。我见过它发生了许多次。你必须有某个地方来安放你的信心。你必须相信它。我相信时候接近了,现在就是那个时候了。
我晓得这不是录磁带的聚会。他们可能会为自己录制一盒,但这盘磁带不是要传遍全国的。
8

我今早所讲的这个信息已经把我们带到了一个高潮,那就是我想用下个星期天举行一场医治聚会的原因。因为自从我回到家里,我已经告诉了你们异象和所发生的事,一切事,把它摆出来,为什么我做了这一切的事。今早,一直讲到了那个最后的拉动。

呐,这是我该奉献给神的时候,也是神对我说话的时候。瞧,我……我必须在自己的生命中有一些改变。不是因为我认为自己坏,而是我想觉得与人们更亲近一些。瞧?
9

那些人,我竭力要把这个福音真理告诉他们,他们却对它置之不理,走开,并嘲笑它。对我来说,那似乎是一个侮辱。对我来说,我不在乎;但这是针对我一直在讲的,想要帮助他们的真理。这就像把船撑开,说:“来这里,过来。来这里,离开那猛涨的河水;你会死的。你会在那里灭亡的。”而他们只是嘲笑你,并走开了。对我来说,似乎如果他们走开了,我对此就再也无能为力了,我做不了什么了。

但现在我要跑到岸边,劝说他们:“回来吧。”瞧,我必须要有那种感受,因为我知道那里有人还没有进来。我要一直钓到……他说直到抓到最后一条鱼。我要这么做。
呐,为了做到这个,我期待在祷告会中发生一些事,一件事。你们许多人记得那最后拉动的异象,哦,是第三次拉动。你们记得,在那之前有一件事发生:我看见那道光来了,进入了那个地方,说:“我要在那里见你。”我正在盼望着某件事发生。
10

几年前,聚会和辨别人心的事总是让我虚弱得都站不稳了。你们许多人都记得这个。到了一个地步,我站着,让杰克·摩尔搀着一条胳膊,布朗搀着另一条胳膊,聚会结束后,要扶着我在街上走一个小时。我要想起我到底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整夜躺在那里,思想着这事,哭泣等等,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接受我们的主耶稣。

后来主告诉我一个异象,“有一次,你要见到一个来见你的女士,她穿着棕色外套,毯子里包着一个小婴孩。从那个时候起,你会得到力量,越来越刚强。”我都告诉了你们。那天晚上在芝加哥,事情发生了,当时一位长老会的女士,她的牧师打发她带着婴孩去到了那里。
11

我相信是她的弟兄或是别人,哦,是一个医生,他说:“婴孩没有希望了,除非全能的神来触摸他。”她去……

女士就去告诉她牧师。她的牧师说:“我不够格去施行神的医治,因为我里面真是没有实行神医治所需要的信心。”呐,那是诚实。瞧?他说:“我里面真是没有信心。”他说:“但我参加过伯兰罕弟兄的一场聚会,我建议你带着婴孩去见伯兰罕弟兄。”医生放弃了婴孩,孩子要死了。
12

女士走进我为那些天主教孩子们举行聚会的场所,他们在那边的那所学校里火热了起来,你知道。你们记得是什么时候。我们正在举行那场聚会,那个穿棕色外套的女士走到了讲台上。我妻子他们也坐在那里,我转过身来看,四处看,看他们是不是站在那里。刚好在我上来之前,我相信比利·保罗他们或我妻子一些人跟带着婴孩的女士讲过了。女士走上讲台,圣灵揭示了整件事,当场就医治了孩子。

我走开了,从那以后,我就没有疲倦过。看,它不再搅扰我了,现在我要继续往前走下去。
13

呐,现在我正盼望着某件事发生,能让第三次拉动开始彰显,可能下个星期天早上的医治聚会带来那个。我不知道。

我认为,需要我们做的,就是去告诉你的家人,把病人带来。对于医治聚会,我们必须献给病人。把你的病人带来,让他们下个星期天早上早点来到这里,大约八点或八点半,我们要让他们在人们进门的时候分发祷告卡,或随他们怎么做。我们要叫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要看看圣灵会做什么。
我相信主会行神迹,只要我们相信他。瞧?但我们必须为此而全心相信他。我认为,伟大的时刻已经到了,就我们今早所说的程度而言,神已经显给我们看了那么多,把我们带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你唯一需要的,只要推过那座小山就行了,然后它就会一直下去,像过去一样走下去,同样的事,有辨别人心,同样的事藉着预言事工,注意看……
14

我站在卡尔加里,对不起,是女王城,就是里贾纳,里贾纳。厄恩·巴克斯特和我们一群人站在那里。主已经在讲台上告诉了我,“以后,你将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是的。我从未那么想过。那天晚上,我跟厄恩走上讲台,开始为病人祷告。来了一个男人,结果他整个的生命都被揭示了出来,这种事就第一次像那样一下子发生在了医治聚会上。接着我朝听众看去,光开始下到听众头上等等。哦,当我们到了彼岸时……我走到台上,看到人们生命当中的一些事情;然而说出来的这些事情连一半都还不到。我没有对此说什么,由它去了,除非我真的是被驱使着说一些事。

现在,我盼望下个星期天就像那样开始,神以自己的方式,在他自己至高的时间来开始。它将是远超过其他任何人的另一件事。我正盼望着那件事发生。
15

或许,哦,我认为,如果下下星期天我举行一场医治聚会,再下个星期天我可能就要跟孩子和家人一起离开了,因为他们要回去上学了。下个星期天,当然,我要上到芝加哥去,参加那里的聚会。然后下个星期一回来,星期二再动身去亚利桑那,因为孩子们要回到学校去了。

哦,牧师,你发现了什么?[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好,很好。那我们想听一听。
主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大家。我希望下个星期天在这里看到你们。星期三晚上……
16

听着。不要忘了这些小教会,像鲁德尔弟兄的,杰克逊弟兄的,帕内尔弟兄的,所有这些在那边努力的弟兄们。瞧?他们觉得我们就是他们的姐妹教会。你瞧?我们对他们有点像是个小妈妈。他们是从这里出生的,牧师们等等。

弟兄,后面的这个人,那天晚上我在那里遇见了他,艾伦,艾伦小弟兄。我希望柯林斯弟兄跟艾伦弟兄认识一下,如果他还不认识他的话。他们两人都是卫理公会的传道人,都看见了真理的道。
17

卫理公会教会的组织,在那个卫理公会教会里有一群好人……你决不要认为他们不是。他们是。在天主教会里有一群好人。在长老会教会里有一群好人。所有那些地方,这些男人女人在盼望着那光从他们路上闪过。你只要继续谦卑、甜美地闪烁那光。让我们大家都藉着谦卑自己而变得更加亲近神。

18

不要忘了,这个教会会失去它的力量。记住,这是个靶子,撒但把阴间所有的枪都瞄准了它。撒但会让一个人做一些事,跟另一个人所想的相反。他正在这样做。他专干这事,那是他的本行,如果他能让某个人说一些事,让某个人去议论另一个人,说:“哦,听着,你知道某某做了什么吗?”你不要听这个。你一点也不要去听。那是魔鬼。看,那是撒但。你不要相信这种东西。

如果有人做错了什么事,就为他们祷告。不要以一个自私的方式祷告,说:“我知道这是我的职责,我得为那个弟兄祷告。”你把这事放在心里,真正地放在心上,为那个姐妹祷告。只要交谈,真正地甜蜜,过不多久,你就会发现他们又回到了聚会中。因为毕竟,我们都在朝着日落进发。
19

有朝一日主耶稣要回来。你知道,我认为这会发生得如此突然,如此甜蜜,以至当被提发生时,只有万分之一的世人知道。它来得如此平静,以至没有人会知道它。瞧?

当然,一小群的人会说:“哦,某某人呢?”
“哦,他们说那边有一群狂热者,说一群人从那里离开了,他们……不是那么回事。他们只是去到某个地方了。我们早就有过那种狂热。瞧?”
“哦,他们说在一个叫杰弗逊维尔的地方,有个伯兰罕堂,有多少多少会员不见了。”
瞧,他们只是置之不理。他们会说:“哦,没有那回事,你瞧?”类似那样,事情过去了,他们却不知道。
20

全国都会有人来,那些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被提要发生;教会将被接回家。然后大灾难进来了,哦,那时我们可不想还在这里。我不想在大灾难的时候在这里。是的。神不想要我们任何人到时还在这里。因为,“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启22:11]羔羊拿着救赎的书前来,新妇被取走了;那些拒绝他的人必须经历大灾难期间,既有犹太人又有外邦人。何等的一个灾难时期!我不想要那个。

“主啊,现在使我成圣。”那是拿撒勒派的好教义,不是吗?这也是真理。这是真的。没错。“主啊,现在就用你的圣灵充满我。主啊,现在就从我身上除掉所有的世界吧。不要……”
正如老黑人弟兄说的:“先生,我手里拿到了船票。它已经剪过了。那天早上当我走到河边时,我不想要有任何麻烦。”
所以那是对的。我不想要任何麻烦。把车票握在手里,因为我们就要过去了。想一想,救赎的伟大时刻近了。
21

另一件事,尤蒂卡的弟兄叫什么名字?我想格里罕弟兄和另一位弟兄正在那里牧养,辛克斯弟兄或类似那样,还是辛克?[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斯奈林弟兄。”]斯奈林弟兄一直都是牧师。斯奈林弟兄现在是尤蒂卡的牧师。我想他们的祷告会是在……[“星期四晚上。”]星期四晚上。你知道,如果我们星期四晚上溜到那里去,跟那些人有一些团契,那会很好的。当杰克逊弟兄也有他的祷告会时,我们也召集一小群人去。

22

只要继续祷告,继续挖掘。是的,不要停。就像以利沙告诉他们的,说:“在那里挖沟。”当你往下挖,碰到了一个旧铁罐头,说:“我太累了,”把它从路上扔掉,继续挖。只要继续挖,因为我们必须挖。我们必须挖。就是这样。因为如果你,如果你指望不经历大灾难,你最好开始挖了。

现在,至于我自己,我在对自己讲道。我也要开始挖得比过去更深了。因为我觉得,在这个国家和全世界,这个事工将再次像以前一样,在全世界各地被人知晓。我必须再去。
23

妻子对我说。那天早上,我说:“当我出发时,我要你跟我一起去。若主愿意,我要在一月份左右出发,我要做一次全世界的旅行,一路下去;再回来,可能会在美国举行聚会,在明年夏天的某个时候。”

她说:“我太老了,去不了。”
“哦,”我说:“当我去……上一次海外旅行大约是八年前,我觉得我现在比八年前去的时候状况更好。瞧?对此,我现在知道得更多了。”
24

后来我们讲到,“如果主说:’我要分派给你二十五年,而且你不会变得软弱。你可以去,我要分派给你二十五年在地上,’你会拿从出生到二十五岁,还是从二十五岁到五十岁,或者从五十岁到七十五岁,或者从七十五岁到一百岁呢?”

任何在地上被分派了一些时间的人,如果他不把那个时间花在事奉神上,所做的肯定就是一件最荒唐的事。我不在乎他做什么。
如果你要为女人心碎,等等,你最好拿那段年轻的年龄,第一个二十五年。瞧?如果你要成为木匠、机修工什么的,你最好拿第二个二十五年。瞧?
25

于是我想:“我怎么样呢?我会用哪一段呢?”我会拿七十五岁到一百岁。我会更精明、更聪明。我会更加稳定。我会更清楚我在做什么。我比上次我去海外大了八到十岁。我不会像要打死蛇一样手忙脚乱。我更清楚了。瞧?我知道怎么做。

它就好像一只猎浣熊的狗在猎浣熊,你知道该如何抓住它。不要跳上去;它会抓伤你的。要懂得它的诡计,观察它在做什么。我们对敌人认识得更多了。我们必须找出他的套路,他如何接近,他做什么,了解他的打法,然后你受训练怎么攻击他。你明白吗?
“所以我相信,”我告诉我妻子,“我相信,我现在比四十岁去海外时状态更好。”瞧?我五十四岁了。我相信,如果我一百岁时还活着,而且还能像现在这样四处走动,如果我……如果耶稣耽延那么久的话,我会比现在去状态更好。瞧?因为你知道的更多了,更清楚怎么做,怎么处理了,怎么处理那种情况。
26

现在以许多人为例,如果他们要做手术了……“他们说一个新医生那天刚毕业了,刚从医学院出来。他还从未做过手术。让他来做吧。”

“哦,不,”你会说:“他没有做过,我可不要那个人。不,先生。不要,绝不要。我不要他在我身上动刀。瞧,我宁愿下去,找某某人。我听说他做过许多手术。他知道怎么做。”是的。瞧?那就对了。
你们关注这个,那个魂又怎么样呢?我要某个知道他们是在哪里,晓得道路,并且走过了的人。是的,绝对是。
27

主祝福你们。好的,内维尔弟兄,现在上来这里。神祝福内维尔弟兄。现在不要忘了,下个星期天。

[原注:内维尔弟兄讲了一会儿伯兰罕弟兄和维尔弟兄的事,然后说:“我很高兴欢迎神的传道人,特别是那些跟这信息合作的,在这信息里跟我们在一起的。我都很高兴能听他们传讲。”]阿们![“所以我问李维尔博士;我说:’如果伯兰罕弟兄不讲道,你愿意讲道吗?’伯兰罕弟兄不讲道。他可能知道这个。”]不,我不知道,不然我就不会讲那么久了。
[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所以我今晚问李维尔弟兄,万一伯兰罕弟兄不讲,他是否愿意讲道?因为他在聚会中跟他合作,他知道这道路,这条道路。我们很高兴有维尔弟兄。我感谢他,尊重他,就像我尊重其他任何传道人一样,像我尊重其他所有人一样。所以,如果他今晚愿意上来为我们讲道,我很高兴请他讲道。”]阿们![“神祝福你们,让我们为维尔弟兄祷告。你们一些人从未听过他讲,我相信你们会为他祷告的。”]是的。我不该占用他的时间。我向听众道歉。我不知道,坐在那里,这事早就安排了。神祝福你,维尔弟兄。
28

[李维尔弟兄说:“没有安排好。他说,如果你不讲的话。你来了。”伯兰罕弟兄和会众笑了。]好的。很好。我自己要听他讲。在聚会等等上,维尔弟兄在我前面讲过很多次。他管理聚会有很长时间了,是个很好的弟兄,干得非常出色。我肯定维尔弟兄讲道的时候,这群听众总是会很高兴听他讲的。主祝福维尔弟兄。

[维尔弟兄就《马可福音》16:15-20和其它的经文讲了七十分钟,标题是:“为什么《马可福音》16章没有功效?根据经文,要怎么使它有功效?”]
29

讲了那么多,我不可能再说什么使它更好了。我真的相信是主为维尔弟兄做的,并让他在今早之后来传讲这个信息。因为你看,事情必须得是这样。我们把这个当作是从神而来的来接受。他所说的有那么多东西,我从他所讲的内容里面记下了二十篇讲章。

我想到了一个小例子来支持他所说的。我们看这钟,就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如果钟里面的每个仪器不互相协调地运行,我们就永远不会知道正确的时间。对吗?如果我们想看到第三次拉动真正为神做一件事,那需要我们所有人一起,跟我们每个人一起协作,在神面前谦卑自己,承认我们的错误,祷告,并为这些事而相信神。
30

我真的相信维尔弟兄所说的是真理,即神决不会把他的灵放在一个不圣洁、不义、不顺服的殿里。不,它必须以洁净我们的心,脱离一切诡计和罪孽的方式而来,使我们能在神面前纯洁,叫他能藉着我们运行他纯洁的圣灵,使这些事成就。我想,当你们今晚回家,如果你要读那卷《犹大书》,你就会从维尔弟兄所说的东西里学到很多。他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他们偏离了真道。心思败坏的人怎么进来,诱惑他们偏离了神真实的事。

神只能在我们让他运行的时候运行。有太多奇妙的事可以说了。
31

你知道,人们要能力,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能力是什么。瞧?他们其实不知道伴随着能力的是什么。上升的路就是下降的路。如果你要能力,就看看你能达到多谦卑。要远离你一切世俗的思想,在神面前谦卑自己,然后你就会比那个满屋子跑,制造许多噪音的人更有能力;因为你能够征服自己,将自己交给基督,在他面前谦卑自己,你明白吗?那才是真正的能力。

你指给我看一个谦卑的教会,真正的谦卑,不是一个傲慢的教会,而是一个甜美、谦卑的教会,我就指给你看一个里面有神的恩惠和能力的教会。是的。它所需要的就是这个:谦卑,在神面前谦卑我们自己,让神来藉着我们运行。用不着制造许多噪音。
32

有时候,正如农民说的,他坐四轮马车去田野,每次马车颠簸的时候,它就发出咣当的声音,一直不断。但当他回来时,马车同样颠簸,却一点也没有发出噪音,因为它装满了货物。

所以,我想那是对的,我们要被神美善的东西充满,让圣灵的果子藉着我们显明出来。正如维尔弟兄多次提到的《哥林多前书》13章,“我若舍己身焚烧,拥有这一切事,却没有爱,就算不得什么,与我无益。”你看到吗?我们要那样做。
33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在神面前负责任的就是我们的魂。瞧,是你去天国,不是我去不去,或他去不去。是你去,你先。你必须留意这点,甜美地来到主面前。

我总是发现,神升高的总是那些能谦卑自己的人。当你看到一个挺着胸、什么都知道的人,你什么也不能告诉他,他傲慢,这种人哪儿也到不了。但你看那个谦卑自己、甜美地行走的人。
34

那天,我跟一个人交谈,他们刚在那里组织了一个教会。刚从一个组织脱身,成了……哦,是博兹弟兄,那个教会……他们有那间大教会已经很久了,主祝福了。后来人们到了一个地步,他们想要像其他人一样高雅,想把教会变成一个组织。当他们那样做时,在那里的那些谦卑的基督徒不想要那样。他们的一辈子,都被教导要反对组织,所以他们就离开了教会。现在他们有一群人,主祝福了他们,直到人们进来,现在又到了一个大地方要成立一个教会,大约有四、五千人,他们重新开始。

35

他们来见我,说:“伯兰罕弟兄,”那天就坐在办公室里,在教会的办公室里。他说,其中的一位领袖,卡尔森弟兄他们,说:“我们必须做什么?”

我说:“找一个在所有的宗派里都没有名声的人做牧者,只是一个活出了生命、真实无伪、甜美、谦卑的好弟兄。神必看顾剩下的事。”我说:“一个好牧师只要喂养群羊,谦卑等等,神必做剩下的事。如果你们……不是某个自称什么都知道的大人物进来,要建立这个次序,那个必须是这样,乱砍一通。”我说:“那永远行不通。你们必须……”
是那样的,教会的每个成员都必须一起作工,你必须持守你的那一部分。所以,我们看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时刻。我们可能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
36

我们感激维尔弟兄,不是吗?[会众说:“阿们!”]主祝福你,维尔弟兄。谢谢你。我们感谢主今晚把这伟大的信息带给我们。

几分钟前我收到了一张纸条。其中一个姐妹有一些梦里的东西是她想要讲的。姐妹,如果你写出来交给我,我……主给了她一些梦,那些梦绝对是真实的。我们不接受所有的梦。不,不。但当梦是从神来的时,我们想要知道那是神在对我们说话。
就像“大家都说方言”,我们不相信这种东西;但当方言翻出来时,告诉了我们某件事要发生,我们也看到它发生了,那我们就为此而感谢主。
37

我们要让这种事情平稳、甜美地照着主的次序运行。所以请记住,你的角色可能是主发条,可能是某个小指针或某个小角色,上条柄轴,不管是什么,可能是钟表盘上显明时间的指针。但不管是什么,需要我们大家跟耶稣基督的福音协调一致地运行,使这点成就。

想一想。如果我们所称为能力的恩赐是如此伟大,保罗却说:“我若有信心能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想一想这点。
即使你说:“哦,我明白,我真希望我能懂得圣经。”
“我若明白神所有的奥秘,我若能这样做,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看,我什么也没做成。”主要的是,要爱神,带着爱谦卑自己。
38

经过这些年在工场上和世界各地,看见不同的人,我肯定应当稍微地知道一点进去的门。如果你想跟神去到某个地方,就决不要让傲慢的灵回到你身边。不要让任何的恶毒进来。不管谁做了什么事,如果他们错了,你也决不要堆积起一个反对那人的情绪。瞧?你要甜美、仁慈。记住,当你还在罪中的时候,神就爱你了。如果神的灵在你里面,当他错了时,你也会爱别人的。只要为他们祷告,彼此相爱。

最重要的是,要爱神,并彼此相爱。要对神谦卑,互相谦卑,神必祝福这点,这样神就会做我们想不到的事情了。通常当一个教会开始人数增多,变得越来越大或类似这样时,他们就会偏离那真实的东西,真实的东西。
39

你知道吗,当我最初开始,主在河边向我显现,告诉了我那些事,是什么使这些事成就的呢?维尔弟兄看见了那个,我相信是很多年前在加拿大的报纸上,主的天使在河边显现,登在美联社的报纸上,说:“神秘的光降在施洗的当地传道人头上。”你知道那个成就了什么吗?当我们就在街对面举行帐篷聚会,哦,一个容纳大约两千五百人的帐篷,传道人从各地来,说:“弟兄,来这里一下。”我当时还只是个小伙子,哦,还只是个孩子。他们说:“你怎么能使那些人同心合意呢?他们彼此相爱,直到他们……我还没见过人们如此相爱的。”

40

那是主。这个教会就是建立在那个上面的,那种虔敬的彼此之间的弟兄相爱。我都没法跟人握手,没法离开那里,大家分开的时候都哭得像个孩子。他们如此深切地彼此相爱。我可以去他们家里拜访,许多次圣经摊开着,被泪水沾湿了。我夜里进去,爸爸妈妈正在家里聚会,孩子们围在地板上,跪下来;爸爸妈妈跪着,哭着祷告。我站在门口,等啊等啊等啊。他们都没有停止祷告,我就坐在台阶上,开始自己祷告,等候他们。是那样的。他们彼此相爱。他们彼此相爱。我们过去站起来唱那首老歌:

福哉,爱主圣徒, 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同处,同心合意, 在地如同在天。 我们离别之时, 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 盼望再会有期。
41

我心里带着对基督的大喜乐这样说:他们许多人今晚就睡在周围这些有墓碑的坟墓里,等候那个伟大的复活,我们要在那里再相会。

不要让那圣灵离开这个地方。如果它离开了,那我不管你的牧师多么有口才,他传讲神的道能讲得多么好,神的灵忧伤地离开了。我们能在团契中拥有这些东西,共享,彼此相爱,那么神就会与我们同工。
我们在指示人们“时间”,人们会走过来,说:“如果你想要看一个真正谦卑的教会,一个真正爱神的教会,就去走访一下那边的那个教会,看一看。看看他们彼此所拥有的关怀、尊重;福音被传讲,多么敬畏,多么有次序。”那是……然后他们就能看到我们生活在什么时候了。你会看见神的灵运行在你们中间;大神迹、奇事等等将会发生。如果那些东西一起运行,就能报时。但如果它不运行,那时间就停了;它就再也不会报时了。所以,如果我们想知道我们是生活在什么时候,只要让大家开始在福音里同工,彼此相爱,爱神,指针自己就会报出我们所生活的时间。你们相信吗?肯定的。阿们!愿主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
42

现在不要忘了;这个礼拜过来。如果你知道任何病人要来,当他们来时,告诉他们说:“亲爱的,我想问你。我们星期天早上在我们教会有为病人祷告。你病了一段时间了,现在我想……”

“哦,我要去。我一直就想去。”
“我星期六晚上刚从那里一个弟兄听到一个信息,说我们必须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我们能得医治:《雅各书》5:13,14,15,在我们来求医治前,我们必须彼此认罪。是的。彼此认罪,互相代求。”瞧?那正是维尔弟兄今晚所讲的,同《马可福音》16章一起把祝福带回来。把那些合在一起,你就得到了,然后医治就会发生。
43

看看耶稣,他有的只是爱。瞧?他就是彰显出来的神。他,神藉着他表达了自己,难怪神迹奇事发生了。他谦卑的生命和献身的生活;从神成为地上的一个人,藉着他自己来表达出神,正是那个使他成为这样。我总是说:“对我来说,使耶稣成为神的是他谦卑自己的方式。他是如此伟大,然而他又能如此渺小。”瞧?是的。

愿主大大地祝福你们。现在让我们起立解散。让我们试试那个(姐妹,你可能不知道),“福哉!以爱相连。”让我们再唱一次那首歌,好吗?给我们起个调。
福哉,爱主圣徒, 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同处,同心合意, 在地如同在天。
44

当我们唱最后一节时,让我们彼此握手,“我们离别之时,”只要说:“神祝福你,弟兄,姐妹。我很高兴今晚与你一起在这里。”看,类似那样,然后转过身来。现在让我们来唱。

我们离别之时,(神祝福你,内维尔弟兄。) 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 盼望再会有期。
我们太爱主耶稣了,不是吗?
……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现在让我们闭上眼睛,在灵里唱这首歌。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45

让我们低头。我们只是孩子,神的孩子。让我们来哼这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开始哼“愿主同在”。]哦,这多么能把神的灵带给我们啊。你能想象早期他们坐在石板上的日子吗?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我们低头的时候,我想请后面的艾伦弟兄,我们中间的一位新弟兄,请他来祷告几句解散我们。艾伦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