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630M 第三次出埃及

1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让我们一起低头祷告。在我们低头的同时,我想知道,有谁有什么特殊的事需要带到神的面前,就请举起手来。带着你的祈求举起手来。
2

天父啊,我们感谢你在永恒的这一边又一次让我们聚集在一起。求你今天上午使我们能够从新得力,使我们有勇气去面对摆在我们前头的道路。[赛40:31]

我们聚集在这里,就像当年的希伯来儿女们,在早晨采收神在头天晚上为他们提供的吗哪,以便有力量迎接新的一天。今早我们聚集等候你给我们属灵的吗哪,使我们能有力量迈上新的征途。
3

主啊,你知道每一双举起的手,知道他们需要的是什么。我跟他们一起在你面前祷告,求你供给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主啊,医治他们的病痛。我们知道你是神,在你没有难成的事,你也应许一定会这么作,只要我们照着诗歌里所唱的“只要相信”以及那些荣耀的歌词说的“与王同行,与王交谈”去做。

父神啊,求你祝福今天上午要对我们讲的话语,让这些话语在我们的心中找到可安歇的地方,带给我们所寻求的东西。我们奉主耶稣的名这样祈求。阿门。(谢谢你,姐妹。)
我记得有一处说:“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诗122:1]
4

昨天我离开温泉城时,摩尔弟兄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不跟我一起坐车去德克萨斯参加聚会,然后在那里休息几天呢?”

我说:“我明天有两场聚会。”
他说:“一天两场?”
我说:“是的。”
他说:“像你这么讲道太累了。一个人讲完一场之后应该休息个把星期。你看,一般牧师在星期天上午讲半个来钟头的道,然后整个星期就休息。而你呢?一次就讲上两三个钟头。每天都讲,甚至一天讲两场,还要叫祷告队列和辨别人心的事。你说你要回家,在星期天讲两场是吗?”
我说:“是的,先生。”
“你怎么能应付得来呢?”
我说:“我的帮助从主而来。”[诗121:2]
我刚才进来时听见有人祷告说:“时候近了。”是的,时候近了,而需求又是如此的巨大。我们在这里尽自己的本分来帮助我们所处的这个伟大时刻。
5

如果主愿意,我今天晚上会讲“你的生活与福音合拍吗?”并且我想把它录下来。不知道我今天上午讲的内容是否会录音,我看到有人在录音室里,我想他们大概在录音吧。

我本来以为内维尔弟兄会在今天讲道。因为上个星期天我问过他,要他先讲,然后我再讲几句话就行了。当然如果他们要把星期天主日学的内容录音的话,那也很好。
6

若主愿意,下个礼拜天,而且我们又都在这里的话,那么我想讲一个一直以来我都想讲的主题,我答应过大家凡是像这种需要录音的信息我会先在这个教堂里讲。我想控诉这个世代把耶稣基督钉了十字架。所以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早上我会讲这个题目。今天晚上七点或七点半,我要讲“你的生活合拍吗?”

7

有时候,在传讲这一类的信息时,我说话是相当尖锐的,但我并不只是针对这个教会或别的什么。你们知道,我讲道的录音传遍世界,各地也都有我们的录音带事工,他们把录音带传到高山丛林,世界各地。圣灵有时引导我讲某些事,而那些事也许正是神想要遥远的澳大利亚或其它地方的什么人听的。

所以,有的时候你也许会说:“他说的那些情况我们这里并不存在,他讲了又起什么用呢?”也许我讲的对其它什么地方的人有用。我肯定你们能理解这一点。我讲的信息是针对各地的教会这一整体而言的,而不是……是主引导我们要说要做的事。
8

我在温泉城的一个老式五旬节的聚会上度过了一段很愉快的时光,我相信你们很多去过那里的人也对那些五旬节教会的人们有好感。我并不认识那些人,我本来只打算在那里住个把星期,与他们聚会两三天。但是我想说一件事:在那个聚会里,会众确实很有信心。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也曾在那里参加聚会,比如现在坐在角落里的那位女士,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还知道有些弟兄也参加了温泉城的聚会,比如杰克逊弟兄、帕尔默弟兄等等。

9

人们有信心的时候,得到的就是这个。你们注意到那个祷告队列吗?那些进到或者说经过祷告行列中的人,没有一个不被神医治了的。

当他们有信心的时候就会这样。另外有件事也许你们有些人不理解,就是他们在聚会时的激动情绪,他们跳舞啦,喊叫啦,并不是当某个具体人在场时,他们才这么做,他们是在神的面前跳、喊,就是这样。
再有就是他们那里的姐妹也许是我所见过的,最洁净的人之一。她们全都留着长头发。她们来自深山丛林,没有一位姐妹看起来像那些现代的女人(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她们也没有一个人化妆等等。我也许对他们的教导并不完全赞同,但对妇女应该怎样打扮自己,我却十分同意她们的做法,我觉得她们看起来才像是基督徒。
10

于是前天中午,主带领我在那里传讲了一个主题,是“主啊,请再给一次机会”。也许他们有些人不知道我讲这个题目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是主让我讲的。因为那一小群人正在卷入到一些事情当中,而主帮助了他们。

实在很奇妙。我肯定……当你看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你若没有属灵的眼睛,就不会明白,你必须对这些事充满了盼望。
11

我进入会场的时候,安格林弟兄正在献唱,这大概是我第二次听见他献唱。我进会场时,他正在唱“与王同行,与王交谈”。我想,这有多美啊,与王同行,与王交谈,那表明我们与王不断地交通,不仅在一个教会,而是在任何地方都与王同行,与王交谈。

12

我看到墙上有一幅风景画,画上贴着一张卡片,是乔治·托德为我画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为我画这幅画,也许他画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画的是一片森林,背后是山,一条小溪从山上流下来,小溪边站着一只母鹿和一只幼鹿,竖着耳朵,望着小溪的另一边。不知道托德先生今天在不在这里,我并不认识他。但是我要说,正是在我看这幅画的时候,主向我说话了。也许托德先生在画这幅画的时候并不知道。

你们还记得我曾讲过,有一个人准备打鹿的那个故事吗?那画上画的正是一只母鹿和她的孩子在生命河边。瞧?我从那只母鹿和她的孩子中受到启发,我想:“是啊,在另一边,在常青树下,我的妻子和女儿也在那里等着我。”[这里是指伯兰罕弟兄死去的妻子厚普和女儿沙仑]
谢谢你,乔治·托德弟兄,如果你今天上午也在这里的话。
13

好,现在让我开始今天主日学的课程,我通常在讲主日学时,时间会讲得比较长。从昨天以来,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如果主是一个主题……我越来越老了,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还能活多久。

但是,在教会的一些大问题上,人们还存在着分歧和不同的看法。比如,夏娃是不是吃了苹果这个问题,我传讲过关于“古蛇的后裔”的这个信息,我坚信,我能藉着圣经证明夏娃并不是吃了苹果。这个问题上有许多混乱。
14

我们要离开这里去亚利桑那州大约三十天,所以在我们离开之前,若主愿意的话,我想讲这段圣经,但是不想录音。如果你们一定要录,也不要向外卖录音带。我想讲解关于“结婚和离婚”的真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尤其在这末世,神一切的奥秘都要成全。[启10:7]

昨天白天当我越过山岭时,圣灵似乎对我说:“把那场讲道录音,留待以后用。”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结婚和离婚”的真理很重要。有些人说:“一方只要发誓说另一方犯了奸淫,那就可以结婚。”还有的人说:“两个人若是互相虐待,无法生活在一起的话,与其在地上过着地狱般的生活,还不如各自在地上过平安的生活。”总之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的人随便给他们证一下婚就算了。有的人认为给他们洒点圣水,就能使他们转变成没有结过婚的,并且祝福他们,再把他们放回到教会里。到处都是这种混乱的情况。但既然有混乱,就必有真理。
我相信,并满怀敬畏的心这样说:“我相信主已经把这个真理启示给我了。”这个真理若在教会里传播开,肯定会把一切都撕碎的,也许事情只能是这样。不过我想还是先让教会的牧师们得到那录音带,让他们先听一听,那剩下的就是他们的事了。但我想把它录下来,来显明其中的真理。
我相信我们正处在一切的奥秘都要成全、成就的时代。我们已经讲述过七个教会时代和七印的启示,
15

接下来我们就面临着七号和七碗的信息,也许我们可以用连续两个星期把七号和七碗合起来讲。

我希望能把这些信息录下来。另外,我想把七个教会时代的录音带整理成文字,校对好,印出书来。这书要尽可能地降低成本,卖得便宜,让每个人都买得起。
如果主还没有来,而我也还在世上,你们会看到我奉主名所说的一切都会按照所说的应验。这些预言没有一句不应验的,而有些则要晚一些时候才应验。
16

我相信神很快就会让我们去传讲这些信息。到时我们会通知人们,因为有很多人愿意来听这些信息,对这一点我很感谢。

17

若是没有人愿意听或相信这信息,那么我站在这里拼了命的传讲又有什么益处呢?明白吗?我们之所以这么做乃是“把粮食撒在水面上”[传11:1],就像……要是没有人听我们所传的,那就成了把“珍珠丢在猪前。”[太7:6]但却有成千上万的人们相信这一信息,并且持守每一句话。当我们准备好举行这些聚会的时候,我们会尽量让更多的人来参加,来荣耀主。我们相信神也会把这些信息赐给我们,但除非我得到了神的启示否则我不会传讲这些信息。

神对万物都有定时。[传3:1]你不能走到神的前面。你若在麦子尚未成熟的时候就开起收割机去收割,那你就会损失大部分的麦子,看到吗?当该抛出镰刀的时候,神自然会抛出去的;到时我们就要收割了。
18

当我觉得有这种感动的时候,我曾想过先暂时将其搁置一边。但昨天一整天我总是想着这件事,一整夜睡不着觉。前天夜里我大约十二点钟上床,睡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但昨天夜里却一点也睡不着。有声音对我说:“把结婚与离婚的信息录下来。”

所以若主愿意,如果这件事老是挂在我的心上,而且主又给我更多启示的话,我就会把它录下来。
但记住,这些录音带只对传道人们发放。你们可以来听,但录音带只给……因为如果把这些录音带散播给众人的话,那么有人这么认为,有人那么认为,就会把自己的观点加进去。所以我想先让传道人们拿到录音带,自己好好研究研究,然后那就是他们的事了;因为要负责的是他们,是他们。
也许应该把这些录音带拿去放给那些大法官或地方法官们听听,
19

39让他们知道主对结婚和离婚是怎么说的。这比人们想象的要神圣得多;而且它是与古蛇的后裔连在一起的,是一样的,是古蛇后裔的延续,这也是那些奥秘的所在。

你们记得,“在第七位天使的时候,神一切的奥秘就成全了!”[启10:7]主会解明这一切未知的事情。
20

到目前为止……现在记住……你们晚上开始聚会的时间是七点半对吗?内维尔弟兄,你今晚若有信息要传讲,你尽管讲,我晚上只需要一个小时或四十五分钟就够了,我会把剩下的部分录音。我很喜欢听内维尔弟兄的讲道,我爱他,他是我的弟兄,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布道家,一位杰出的传道人。我最喜欢内维尔弟兄的一点就是: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在传道时是怎么说的,他在生活中也是怎么做的,这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你能“活”出一篇道,比你能“讲”出一篇更有力量。因为“你们就是书写的荐信,是被众人所念诵的。”[林后3:2]

21

我们可以翻开圣经,但只有神才能打开今天主日学的课程,所以让我们求他为我们打开。

天父啊,我们凭着信心展望未来。主啊,我凭着信心盼望那即将临到这地上的一些事情;这会将你的百姓聚集在一起。我们看到各宗派教会如此压制人们,越来越偏离,他们其实是在把人们往外推。
正如在埃及,有不认识约瑟的法老起来治理埃及;又如在德国、俄国和意大利,人们兴起了仇恨犹太人的希特勒、约瑟夫·斯大林和墨索里尼,他们憎恨犹太人。他们不得不回到他们的故土去。
神啊,你用了我们不能理解的方式行事,你挤压他们,使他们在德国无家可归,被掠夺的一无所有;在俄国和意大利也是一样。最后不得不回到他们的故土去,这样来成就你的话语。
啊,这是神慈爱的手。人们受苦的方式,有时候看起来是残酷的,但那却仍然是耶和华温柔的手,引导着他的儿女们。主啊,我们感谢你!
22

神啊,我向你祷告,我看到教派正在压迫信徒,把他们逐出教会,并扬言,若人们的名字不在他们教派的名册上,那他就得灭亡,而且也不允许他们与别的教会有联系。啊,但这还是耶和华温柔的手,领他们到生命树那里去。

神啊,我祈求你让每个人……我知道他们会的,因为这是你的道,它不可能落空。愿我们被领到生命树那里去,使我们成为永恒生命的拥有者,看到神的手,并且凭着信心的眼睛,穿过今天行走的阴影向上看,看到你给我们的应许之地就在眼前。
主啊,今早愿你祝福你的话语,祝福我记下的这几段经文。愿圣灵现在就降临,我把自己献上,让我的舌头,思想和头脑都受割礼;也让会众把他们的耳朵,他们的心,他们的悟性都献上。愿你藉着你的道亲自对我们说话,因为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我们这样祈求是奉道的名,就是主耶稣基督。阿们!
23

让我们把圣经翻到《出埃及记》。现在我想从《出埃及记》第3章第1-12节中读一段经文。大家仔细地听,我们读《出埃及记》第3章第1-12节。

1摩西牧养他岳父米甸祭司叶忒罗的羊群,一日领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2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焰烧着,却没有烧毁。3摩西说:“我要过去看这大异象,这荆棘为何没有烧毁呢?”4耶和华神见他过去要看(我想要强调这一点),耶和华神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他说:“我在这里。”5神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6又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神。7耶和华说:“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8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9现在以色列人的哀声达到我耳中,我也看到埃及人怎样欺压他们。10故此,我要打发你去见法老……”
24

你们注意到了吗?“我下来”但“我要打发你去”,神以一个人的形式去。让我把第10节再读一遍:

10故此,我要打发你去见法老,使你可以将我的百姓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11摩西对神说:“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12神说:“我必与你同在(对不起)。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事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
我之前没有注意,但今天上午我觉得圣灵深深地启发了我,就在刚才我才明白了:神打发他的仆人摩西回到他逃出来的地方,并给他一座山作为证据。以前我从没注意这一点,直到刚才。这是给你的永恒的记号。明白吗?
25

我们今天上午讲的主题就是“神的民第二次出埃及”,或者叫做“召出神的民”。“出埃及”这个词的意思是带出来、呼召出来、取走。我今天想用的题目是神的民“第二次出埃及”。

26

当然,他们可能有许多次的出埃及,但我这里讲的是这个时代神所呼召的出埃及,从他们今天所在的地方分别出来。

神已经准备好了,要成就他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神圣的应许。几百年过去了,但是神从来没有忘记他的应许。到了时候,时间一到,神就会实现他的应许。因此,你尽管放心,只要是神在这本圣经里应许过的事,他一定会成就。不必胡思乱想,担心什么:“那位先知是不是说错了,也许不会在这个时代发生吧。”
过去看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今天看起来似乎就更不可能了,但神却成就了,因为他应许过的,就一定会做到,而且你看他做得是多么简单。“我下来,我听见了他们的哀声,我记起了我的应许,我下来要做这事,我要打发你去。你去,我必与你同在。你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要与你同在,我永不落空的同在会与你在一起。不要害怕,我来是为了要拯救你们。”我相信属灵的人一定可以看出来。“我要打发你去将我的百姓领出埃及,把他们呼召出来,我会与你同在。”
27

我们该在这上面何等地放心,信心该是何等的牢固啊!神一定会做的,神应许过了。不管环境如何,不管别人怎么说,神一定会做的,因为他应许要做。而且他做起来是如此的简易,超出了那些有知识人的头脑,他们只能在那里推理,说:“哦,这怎么可能呢?”我并不是说智力很强、教育程度很高的人不能理解神的作为。只要他用他所学的文化去相信神而不是去推理,那就没问题。

人的脑子首先要转变到简单地听神是怎么说的,并且相信,然后他的文化才会帮助他。
注意,当一个人自己在那里推理说:“这不可能啊?”那这个就会使他不断地远离神,因为他依靠他自己的理解。看到吗?如果圣经说了某件事而你不能明白,那你还是要说:“阿们。”然后就不用去管它了。
28

我这里准备查考的经文很多,你可以把它记下来作为主日学的课程,但我想……也许你们过后想看一看,我这里有很多经文。

在我们找出这个“出埃及”的真实意义之前,我要用旧约时代的出埃及作为今天这个“出埃及”的预表。让我们注意看这两次的出埃及是不是完全平行的。其中的一次是肉身上的,神在肉身上所作的,他再次把它用作预表,让他成为属灵的原型:也就是“灵性上的出埃及”。
29

看到神的话何等的美妙,谁能说这不是默示的呢?你们知道,这事大约发生在二千八百年前。在那个时候神就藉着他的应许和他所行的,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样板。他用某件东西的“影子”来证明那件东西确实存在。(若主愿意,我今天晚上会讲一讲月亮和太阳之间的关系,来说明这一点。)

但首先,我们要查考一下《创世记》,看看以色列人是怎么到了埃及的,为什么神的百姓不呆在神的应许之地呢?因为起初神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土地是在巴勒斯坦,神说:“这就是我应许给你们的土地。”
那么,为什么这些百姓不住在神提供给他们的土地上呢?这同样也是我们今天的问题。神给了我们五旬节,给了我们《使徒行传》,给了我们圣灵来指引我们。他给了我们一片“土地”,但为什么我们却离开了这片土地呢?为什么教会离开了这片土地?为什么伟大的基督教会不像《使徒行传》上写的那样生活,并结出同样的果子来呢?一定有什么原因。
30

我们都知道,我们已经堕落了,处在极其可怕的境地,基督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处于如此可怕的境地。我们正处在神对教会大而可畏的审判的边缘[彼前4:17],但就在这审判在即的时候,神像当年呼召以色列百姓一样,呼召我们出埃及。

亚摩利人的罪孽已经满盈[创15:16],于是神呼召我们开始灵性上的出埃及。让我们回到圣经里,把这个预表找出来。
以色列人下到埃及,都是因为他们对一位弟兄的嫉妒,这就是导致以色列人离开神应许之地而下到埃及的原因。记住,神的应许只有当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时候才会临到他们。
31

现在你们明白几分钟前我们在祷告中提到的吗?神为什么会使法老的心刚硬?是为了要把以色列人带回到神的应许之地,这样他才能祝福他们,将弥赛亚赐给他们。

你看到神是怎样使希特勒这个具有一半犹太血统的人心肠刚硬,又怎样使斯大林、墨索里尼的心刚硬吗?看,人们没有得到启示,就好比一个国家,他们……神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藉着那些剥夺他们赖以生存之物的法令,来实现他的应许。因此神必须使那些独裁者的心刚硬,以便把犹太人赶回到神的应许之地。神必须采取这种方式。
32

我们知道在《创世记》里约瑟的故事,你们回去时再读一读,因为我开始今天这个长主日学课程的时候有点晚了,我要尽量快一点。注意,当你读约瑟的故事时,你会发现约瑟在他十二个弟兄中排行倒数第二,倒数第二。属灵的头脑很快就会发现,他不是最小的孩子,便雅悯是老小;但注意,他们都给开除了“教籍”。只有约瑟和便雅悯是有完全血缘关系的兄弟,只有他们两个是亲兄弟。

便雅悯直到与约瑟相见时才得到承认。约瑟给便雅悯的东西比给其他哥哥们的多一倍。
33

好的,注意,我们看到约瑟从他的哥哥们当中被赶了出来,因为他是属灵的。他是一个伟人,尽管约瑟是他兄弟中最谦卑的一个,是最小的一个,但他的哥哥们却无缘无故地恨他。他们本不该恨他,他们本应尊敬他。他们为什么恨他呢?是因为他是兄弟吗?不完全是。是因为神对他的眷顾超过对其他弟兄的眷顾,明白吗?

神给了约瑟属灵的悟性,他能完美地解梦,又能完全准确地预言将要发生的事情,完全准确;他从不隐藏什么。
约瑟梦见他哥哥们捆的庄稼围着他捆的庄稼下拜,他的哥哥们就对他十分生气,说:“你这个小圣滚轮,难道有一天我们要向你下拜吗?”
但后来事情就是这么应验的。他那些高大威猛的哥哥们岂能向一个不起眼的小矮子下拜呢?但他们这么做了,他们确实向他下拜了。他们向他祈求怜悯。
不过当时约瑟还没有掌权,你瞧?那时他还是个小孩子。
34

74后来我们发现,因为他这么做,约瑟就从他的哥哥们,也就是从各种教派中出来了;他自己一个人去了。他的哥哥们还都住在那地上。

之后就发生了一件伟大的事。我们知道,只要以色列人继续住在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呆在正确的位置上是一件好事。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对的,但是他们却脱离了神的灵。
今天的基要派,藉着他们头脑中对圣经的知识,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但却没有圣灵。他们拒绝了约瑟,把他赶了出去。他们不想跟那帮“圣滚轮”有半点关系,他们不想与他们有任何关系。他们把约瑟开除出了教会,把他卖给了世界,他们之间的团契断绝了。
35

因着这么做,他们也被迫离开了本地,后来被带去了埃及。这个关于嫉妒的哥哥们的故事,在灵意上也是对今天人们的真实写照。

我们都知道,约瑟哥哥们的行为纯粹是出于嫉妒,不能说纯粹,只能是肮脏、丑恶的嫉妒,因为嫉妒里是没有纯粹的。完全是丑恶的嫉妒。
今天他们读的是同一本圣经,看到写这本圣经的同一位神的本性,看到神印证他自己,然而他们却毫无理由地拒绝了,这纯粹……像我刚才所说的,这不是纯粹,而是肮脏的嫉妒心。他们看到神医治病人,使死人复活,这是同一位生活在使徒时代的神,是使徒们为属灵的征程写的同样的福音,是同一位神在行同样的事;但他们因着嫉妒而将其开除了出去,说:“我们不要这些东西出现在我们的会众中。”[徒24:14]看到吗?把他们赶了出去。
36

约瑟的哥哥们认为,既然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像约瑟这样的人,那就干脆把他除掉算了。这种情况今天也是一样。他们认为自己的教会已经很有知识了,他们有穿着最高雅的会众,是最大的组织,拥有最精明的牧师,所以也就不需要像以前那样行事的圣灵了。

他们已经满足了,换句话说“行动胜于雄辩”。他们认为他们的神学院,他们的头脑,他们聚在一起商讨这些事情,他们有知识的头脑比圣灵更能建立一个教会;因此他们不再需要圣灵了。“圣灵是我们今天不需要的东西,那是过时的玩意儿。”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不需要圣灵来治病,我们有医生。我们不需要圣灵来讲方言,我们都是聪明人。”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就偏离了框架,也就是你的生命线。
耶稣对当时的犹太人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经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所有的房子都建立在这块石头上。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太21:42]
37

你们懂我的意思吗?我肯定你们已经明白了。这是因为今天那些教派认为他们再也不需要圣灵了。“我们不需要说方言的,我们也不需要翻方言的,我们也不再需要旧约先知藉着圣灵来使我们各就各位,我们自己都懂了。”

看,他们采用了一套人造的系统来取代圣灵。因此,凡被神拣选的、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他们不可能随从这种东西。他们有属灵的头脑,所以他们不会随从这种东西,他们受不了。不管他们的父母属于什么组织和教会,
38

83但当一个教会做……也许他们不这么说……哦,不,他们不会这么说的,但他们的行为却证明了。这是神的道,并有圣灵在他所召聚的人当中证明出来,证明神今天仍然能医治人、使死人复活、说方言、赶鬼等等,所以关键是在于一个人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样。

39

有一天,阿根布莱特夫人在草地上剪草,她在人行道上,一边拔着草,一边思考。后来我从她身边走过,她没看到我,所以我就没打扰她,我观看着。注意,圣灵和他伟大的事工,

40

85而教会却觉得他们不需要圣灵了。这些教会一定会这么告诉你的,人们会站出来,向你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使你几乎都要相信他们所说的。我们停在这儿多讲一讲。

耶稣不是说过,他们是那么相似,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吗?[太24:24]对吗?那些知识的言语如此圆滑,很能迷惑人。这种人传福音、传讲神的话到一个地步,能让任何一个相信头脑的知识分子拒绝圣灵,而跟从这个人。我们看到了。
41

他们对约瑟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除掉了他。在埃及……哦,我们可以好好想想。我可以花很长时间……即使你不离开这个主题,日日夜夜讲三年,你会看到伟大的核心内容还是“圣灵”。

42

属灵的头脑能看到埃及有逼迫兴起,能看到约瑟被带走乃是要使逼迫兴起。然后你会发现神做事仿佛轮中套轮,一切运转得都是如此完美[结1:16]。我们看到护卫长波提乏拒绝了约瑟,看到因着那个谎言,约瑟被下到了监里,胡子也长了起来。他被从弟兄中开除了出去,但突然间神介入了。看到吗?

43

我们看到神的轮中套轮在运转。神伟大的计划使一切都为了出埃及而运转,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让他的选民再一次归回故土,回到自己的地方和位置上。在那里神才会祝福他们,才会将他应许要赐给他们的那一位放在他们中间。他们必须回到土地上。记住,在应许给他们的弥赛亚来临之前,他们必须从原来所呆的地方出来,并且进入那应许之地。

44

88教会也是一样,在弥赛亚向他们显现之前,他们必须首先离开那些拒绝真理的组织,进入神的应许,你看到了吗?

弥赛亚彰显的生命使教会就是新妇,预备整齐。倘若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却跟他意见不和,那他们就会老是争吵。但一个男人和他的妻子或他的女朋友,他的未婚妻,若是他们完美和谐,同有一个心志,因为他们要成为一体……教会与神的关系应该完美和谐到一个地步,以致新郎的彰显在新妇身上表现出来,因为他们要成为一。哦,这是何等伟大的教训。
好的,记住,一个属灵的头脑通过这一点就能明白预表和原型并将它联系起来。我们可以在这一点讲很长时间。注意所发生的事。
45

92自从这段黄金时代以来,这么多年,我们为什么还在等待呢?

你知道,圣经说,教会逃到了旷野,在那里她被养活一载,两载[启12:14]。为什么这一切会这样呢?你知道吗?这还是神的轮中套轮。当那些男人女人们试图计算出耶稣再来的年限时,神为什么不一早就做这些事呢?就像卢瑟福法官他们计算出耶稣要在1914年来,希普顿修女计算得更早,等等这些时间。他们想借着这些东西弄明白圣经,而实在是糟踏了圣经。
这是隐藏的,事实上这是隐藏的。正如耶稣说的:“没有人知道那时辰。”[太24:36]看到吗?瞧,他们只是从圣经里取出一段话就死死抓住,
46

94但你必须用整本圣经。呐,如果神在这件事中,那神一定会显明那件事是真理。就好像神的医治一样,如果这不是真的,那它就不是真的。神决不会跟假的东西同在,但如果神显明某事是真理,那么那就是真理了。

47

就像耶稣,神说的:“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或属灵的人,我会对他说话,他说的若应验了,你们就要听。”[申18:22]是的。但如果那人的预言错了……神是不可能错的。神是无限的、永不会错的、全能的,他永远不会错。如果是人在说话,就说明这个人……如果他说自己的话就会落空,但若说神的话,就永不会落空,因为那是神在说话。他的启示是从神来的,所以那一定是对的,神说要按这种方式来说。

圣经也是这样……在旧约里,神说:“人若不按律法和先知的教导说话,就是因为没有生命在他们里面。”在他们里面没有生命。是的,他们必须按照律法和先知的教导说话。不管是说预言还是其它的什么,都必须以神的话为依据,否则就是错的。
48

我们发现,所有发生的这些等候、复兴,卫理公会、路德会、浸信会、门徒会等等,他们都有过伟大的复兴。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灵恩派,他们都有过伟大的复兴,但伟大的“出埃及”还没有到,为什么?

神对亚伯拉罕说过要把亚伯拉罕寄居的迦南地赐给他为业,但当时,迦南地亚摩利人的罪孽尚未满盈[创15:16],神耐心地等候着。那些人想搞明白,他们看到某件事跟经文很相似,于是就说:“时候到了!时候到了!”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
49

本来神是应许他们在埃及寄居四百年就出埃及的,但实际上他们共呆了四百四十年,因为他们拒绝了先知。所以在神带他们出来之前,他们必须再在旷野多受四十年的苦。摩西在回去拯救以色列人之前在旷野呆了四十年,看到吗?时间超出了四十年,因为他们拒绝了那时代的信息。

在神的时间里,四十年只相当于我们的一分半钟,因为神看千年如一日,所以四十年甚至连一分钟也算不上,注意这一点。[诗90:4;彼后3:8]
50

我们的时间被拖后了,为什么?因为神一直在忍耐、等待、观察。神让路德派复兴,接着成了组织;他又让卫理公会复兴了,他们也组织了起来;让约翰·史密斯的浸信会复兴,又是成立组织;让灵恩派复兴并恢复很多恩赐,还是成立组织。直到他们的罪恶满盈了,这时神的忍耐终于到头了。

51

接着就出埃及了,我们也看到了。人们回顾时间的长河,就会看到那件受咒诅的事。他们又拿了一条金子和一件美好的巴比伦的衣服。然而正是这个使百姓受了咒诅:就是一个人想要把自己对事情的看法加进来。[书7章]

我们必须坚守神的道。这是神的诫命:那城里的东西什么都不可碰,那城是被咒诅的。[书6:18]不要碰,远离它。
亚干以为他拿了金和巴比伦的漂亮衣服,就能像世上其他的人一样过体面的生活了。这营地里不还是有亚干吗?那些东西是受咒诅的,这咒诅还持续着。这个咒诅就从罗马尼西亚的尼西亚会议开始,从那时一直受咒诅至今。不过神在等待“亚摩利人”的罪孽满盈。
52

任何一个有属灵悟性的人,记住,我一直在用“属灵悟性”这个词。你可以看到我们这个国家的罪孽已经满盈了。她组织了又组织,一次又一次地组织起来;现在又与其它势力结盟,罪恶已经满盈了。

现在是到了该出埃及的时候了,到了呼召出来进到应许之地的时候了。并不是出了这个国家到那个国家,而是回家,到千禧年中去!现在是呼召出来的时候了,这个国家的罪孽已经满盈了(若主愿意,今天晚上我会讲这个),她污秽不堪!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是指你所生活的美国吗?”是的,先生!当然是!你也许会说:“作为美国公民,你不该这么说。”
如果这样,那么以利亚也不该咒诅以色列啦!因为他是以色列公民。其他的先知们也都不该咒诅那个国家,因为他们都是以色列公民。
53

但他们说的不是照着他们自己的想法,乃是主的话!这取决于你的灵感从何而来,如何而来。如果你的想法与神的道相违背,那就放弃你的想法。我要你们任何人来证明这一点有哪里不符合神的话。

《启示录》13章不也是这么说的吗?这个国家就出现这里,这个国家的数目是13,又是女人的国家,是圣经里的女人,硬币上也有女人的头像!这是个女人的国家!
女人的堕落是从这个国家开始的,也要在这个国家结束。女人的堕落始于伊甸园里夏娃怀疑神的话,从那儿开始孵化出女传道人等等这些东西。世界的污秽从好莱坞蔓延开来,美国是世界上最污秽的国家,离婚率比其它国家加起来还要高,看到吗?
为什么?若主愿意,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你会看到为什么这是一件被神咒诅的事情。你会明白离婚这一类的事情乃是因为撒但蒙瞎了他们的眼睛。我们正处在可怕的时候。我相信世界的终了就在眼前了,这世界已经腐烂,腐烂到了极点!
54

美国出现在《启示录》13章里,它的数字是13。记住,它兴起时像只羊羔,这表示宗教自由;但后来它从兽那里得到了权柄,并为兽做了一个像。它说话有权柄,并在兽面前行那兽曾行过的,同样污秽肮脏的事。你能说这不是预言这个国家吗?

亚摩利人罪孽满盈的条件快要成熟了,因为他们已经在这么作了。甚至这个新任的教皇,他的主要目标就是要把弟兄们联合到一起。在世俗的眼中看来,这事是当务之急;但在神的眼中看来,他是在抵挡圣灵!我们绝对不能跟这种东西混杂,所有的教会都将陷入那个大联盟当中去!
快从那东西里出来!否则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就会被盖上那兽的印记!离开那里!
55

110我希望属灵的头脑能明白这一点,我确信你们会的,但是外面那些人我就不知道了。不管怎么样,即使你不能到每个国家去传道,但也可以把录音带送给他们。当种子撒下去以后,神总有办法让他们明白的,是的。当光一照到那种子,就成了,就得着生命了。就像那井边的妇人,她说:“这就是了!”她抓住了。

离开那种东西,它已经被咒诅了。咒诅?你告诉我有哪一个组织堕落了还能再兴起来呢?你再告诉我有哪一个兴起而没有堕落呢?所以,你可以看到那些东西是错的。好的。
56

当亚摩利人的罪孽尚未满盈的时候,以色列人不得不在出埃及以前徘徊等待。但是一旦亚摩利人的罪孽满盈了,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属灵的出埃及……哦,我是说肉身上的出埃及,带人们去到一块自然的土地上,是肉身上的亚摩利人曾居住并称为他们土地的地方。

长久以来,那些称自己是教会的宗派亚摩利人,他们的罪孽就快满盈了。就要出埃及了,神要指出谁是谁。到时教会,也就是耶稣基督的新妇要被带出埃及,去到应许之地:“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约14:2]
你不需要去到那里,像他们以前那样争战了;那地方是已经预备好了的。“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在天上已有一个身体正在等着我们。”[林后5:1]“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约14:3]这伟大的出埃及就在眼前了。
57

我们看看神是怎样带领出埃及的,他事先都作了什么准备。我们查考一下,再来看看今天。

好的,注意,在这个出埃及之前,有不认识约瑟的法老起来。看到吗?一个不认识约瑟的法老,不认识约瑟。约瑟代表了什么呢?代表这次属灵出埃及中的属灵部分。那里兴起了……我们拥有信仰的自由……
那妇人被养活了一载,两载,半载。[启12:6]
但最后出了一位法老,一个独裁者,他不懂得宗教自由,他把人们联合到一起。别错过这个。时候要到,必须先有一个法老出现。这些组织好像嫁接在基督教这棵真葡萄树上的枝子,过着肥甘的生活,但却仍然结出他们自己原本的果子。半裸的女人,满脑子知识的男人,但却否认圣灵的大能。他们还是生活在基督教会的名下,但却是嫁接的枝子。然而现在那看守园子的来了,他要修剪这棵葡萄树。正如他所说过的那样,“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烧尽。”[太7:19]
58

118这话听起来很可怕,但事实往往就是听起来可怕的。这就告诉你,神是怎样带领他的孩子们通过深水和泥泞的,他就是这么行事的。

记住,一件瓦器,只有把它砸得粉碎,变成碎片,才能再塑造,打磨。把它砸碎看起来很可怕,可是为了重新塑造一件瓦器、一个花瓶或你想要做的任何东西,你就必须得这么做。
59

埃及有一位不认识约瑟的法老起来,这就是所有事情的开始,这就是出埃及的开始。当这件事情开始成形,在政治的压力下开始形成的时候,神也开始准备了。

亚摩利人的罪孽满盈了,神应许亚伯拉罕的时日也到了,拯救的时候就在眼前了。神允许一个不认识约瑟的法老兴起,兰塞出生了。继塞地之后,兰塞出现了,兰塞不晓得约瑟的祝福。
他不懂得属灵的事物,他只是一个政治天才,他把埃塞俄比亚以及其它国家都置于他的军力控制之下,他唯一所关心的事就是军力。
60

我想任何属灵的人,都能看出现在发生的事。我们也有了一个不认识宗教自由的法老。我们的总统宣誓就职时,不用再宣誓他相信宗教自由。

61

前不久发生在南部,关于种族隔离的事件,当这位阿拉巴马的州长……我真希望我能跟那位传道人—马丁·路德·金谈一谈。他作为一个领袖,怎么能把他的人民引到死亡的圈套里去呢?

如果那群人是奴隶,我立马儿就下去,脱下外套,冲在他们前面。但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是公民,是这个国家的公民。
至于上学的问题,如果那些人心里刚硬不明白这些事情,你就无法将属灵的事硬塞给那些被政治势力驱使的人们。那些人必须先接受,重生,然后才可能明白这些事情。
62

但是这个人,我若能与他谈一谈就好了。他带领着那些宝贵的人们在宗教的名义下冲进死亡的陷阱,他这样做,将导致成千上万的人民白白送死。他们不……他们看到的只是肉身上的东西。

有一个人,一个黑人弟兄,当路易斯安那发生暴乱时,当时我也在场。有一位黑人传道人,一位宝贵的老弟兄,他站在那儿,对民兵说:“我能跟他们说几句话吗?他们是我的同胞。”
这位老传道人站在那里说:“今天上午我想说的是,我从没因我的肤色而感到羞耻,因为是我的造物主把我造成这样的。”
这正是主想要你保持的,他想要每个人保持其被造的颜色。他造了白花、蓝花以及各种颜色的花,不要把它们杂交,不要杂交。你是在违背大自然。
63

他说:“我从未为我的肤色而感到羞耻,直到今天上午为止。但是今天上午我看到我的同胞起来做你们现在正在做的事,这使我为你们感到羞耻。”

我当时想:“愿神祝福他所说的。”
他说:“你们所做的事只会招致麻烦。你们看一看这里的学校吧。如果我们黑人没有学校,那就另当别论了。但在路易斯安那,是谁拥有最好的学校呢?”
他说:“我举个例子,在我们的城市什里夫波特,那里原来有一所白人学校,很旧了。于是他们建了一所新学校,到现在还没有一项儿童娱乐设施。而我们的满操场都是。不仅如此,他们还为我们的孩子建了一座巨大漂亮的大理石游泳池。我们拥有我们所能得到的最好的教师。我们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你们还要去他们的学校上学呢?你们都怎么了?”
但那些人“啊,啊……”把他的声音淹没了。看到了吗?瞧,错误的灵感。
64

129他们是奴隶吗?他们都是我的弟兄和姐妹!如果他们真是奴隶,我会说:“我们加入他们的行列,沿街游行,抗议这种东西。”

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是跟其他人拥有一样权利的公民。那完全是一股从地狱里来的灵感,将导致上百万人被杀。他们会开始一场革命的,绝对是的。那是错误的。
男人和女人各有自己的权利。我们的黑人弟兄与日本人、黄种人、白种人或其他任何种族的人,在神的眼里肤色没有任何区别。我们都来自同一个人:亚当。但当神把我们分开,将我们变成不同的肤色后,那就让我们保持这样。如果我是个黄种人,我就会保持日本人或中国人的特色。如果我是个黑人,我就应该保持黑人的特色,因为神是这样造我的。
65

说实话,黑人有很多东西是我们白人也应该有的。他们没有什么忧虑,更加属灵。黑人有上千种白人望尘莫及的优点,神把他们造成那样的。有谁能比黑人的唱诗班唱的更好呢?你上哪儿找他们那么好的嗓子呢?

我见过他们从内地来,连左右手都分不清。他们来自三四十个不同的部落,他们唱歌时,在场的歌唱家们都说:“我怎么也赶不上他们。”
他训练专业诗班好多年了,一个能唱高音,一个能唱低音等等,他说:“你听听他们唱的,即使是不同的语言也是如此的完美。”他们有恩赐。
66

你看,这些事只能这样,都是因为你们借着欺骗的机器选上的一个政治家。那天,当那位被人民选上的州长,站在那里宣誓就职(根据美国宪法,有关种族隔离的问题,各州可以有各州的法律)。

他并不在乎这类问题,但他宣读了宪法说:“学校赞成种族分校读书。”那里有一所学校,只有两个黑人孩子想进那所学校,而他们本来就有黑人的学校了。但他站起来说……他甚至宣读了宪法。
67

再回到我们选上的这个不认识约瑟、不认识宗教自由的人,他不晓得本来就是共和党使黑人获得了自由,可是他为了拉黑人的选票,将自己长子的名分出卖给了这种事情,并将人引入死亡的陷阱。可见任何人定的制度是注定要垮的,绝对没错。

肯尼迪总统把那些民间武装国有化,然后又把士兵们派回来站到家乡父老的对立面,说是维护宪法,实际上是违背了宪法。
68

136这等于是说:“我们不是要打仗,不是,先生。我只希望全国都明白,我们不再生活在民主制度下,而是生活在军事独裁之下。”

69

你知道美国有句老话:“一旦加入南方民主党,就永远都是。”我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一个人应该会对某些事情清醒过来了。别再搅扰那些宝贵的人们了,不要让他们像那天晚上的那位弟兄一样被人从后面枪杀,当时他的妻子和孩子们都在家里。不管干这事的人是谁,这都是卑鄙小人的做法。是的,先生。

我真希望有一天我能成为那个案件的法官。向一个回家,走向妻子和孩子们的人开枪,受害者是美国公民,他有权支持他认为是正确的东西,他是个好人。
《生活》杂志上刊登了受害者的小男孩哭着要爸爸的照片;几个流氓在后面伏击了那个人。这就是人拒绝基督后的结果,是的。这也是整个国家的结局,一切都在政治的统治之下。多么可耻!但也正是人们想要的,因为人们在选举中赞成这样的事。
70

今天早上我的小儿子对我说:“爸爸,这些清教徒的先辈们,当他们来到这儿时,他们都是这个教派吗?他们都是……他们都穿着那种大外套。”

我说:“不是的,宝贝,他们是为了宗教自由来这里的。他们来这儿是为了脱离那种东西。”
你看到今天到什么地步了吗?这说明世上一切的国度都要垮掉!我得快点了。
71

有一件事,我祈求神能让马丁·路德·金弟兄快点醒悟过来。无疑,他热爱他的人民;但他要是能看到他的感动是从哪儿来的就好了。

即使你能去上学了,但你那一百多万人却都死了,这又有什么益处呢?难道不是一样去上学吗?
当然,若是因为饥饿等等的事情,或因他们是奴隶而斗争,那么为这种事情而死的人应该称为烈士,因为那是值得的,这才是一个值得的理由。但若仅仅是为孩子上学,我看不出有什么必要。
我不认为圣灵在这件事上同意他所作的。他用这种大吹大擂的宣传方式煽动人们,就像当年希特勒在德国所行的一样,结果导致那些宝贵的德国人被领进了死亡的陷阱;成千上亿的人,尸横遍野。他们所行的完全一样!记住,我现在的讲话是录了音的,也许我死后,你们就会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了。
肯定会是这样的,那些宝贵的黑人会成群地死去。一场白人与黑人相争的“革命”会再一次爆发,无数的生命将白白地死去。当那场革命结束后,你能得到什么呢?不过是一堆堆的尸体。
72

有一位不认识约瑟的法老王起来。今天同样,一个入主白宫的美国总统,他不在就职时宣誓他相信宗教自由。

今天的新教皇说了什么呢?说他要做四件事,其中之一就是要把新教各派与天主教联合到一起。知识份子们也认为应该这么做,但是根据圣经,这么做是错误的,不过圣经预言了他们要这么做。我们可以再深入地看一看。
这时,在埃及,法老兰塞在成长,他的势力在壮大,属世的兰塞在壮大。今天,属世的敌基督也在通过政治成长壮大,而且已经去到了白宫。在宗教方面,他把人们搅得一片混乱,以致他们都拜倒在他脚前。宗派的领袖们……美国几乎所有的教会都已经加入了教会联合会。“兰塞”在成长,他们正在联合在一起,他们会达到目的的,结果会怎样呢?它会得到权力,像第一头兽一样。
73

然后,他们会联合起来抵制并迫害那些不与他们联合的人们。到那时一切就太晚了,因为你已经被印上了兽的印记。别想着说:“到了那时我再做也不迟。”你最好现在就做,兰塞正在成长。

但记住,当兰塞在埃及的势力不断壮大时,神也把摩西安排在了旷野,摩西也在成长。兰塞有一套政治的体系,神却借着一位先知有了一个属灵的体系,准备下去与他的百姓说话了。
74

151双方都再一次在成长,到了某一天就要摊牌了,摊牌的日子不远了!

正如圣经所说,地上的事物是属灵事物的预表。你不可能回避,事实就发生在你的眼前,这是事实。
我们看到这个教会被神呼召出来,满有能力,圣灵降临,神的奥秘被揭示出来,并各就各位。属世的教会已经在白宫里了,而真正的教会也脱离出来聚集在一起,阿们!不是再组织一个教派,而是脱离了罪的束缚,远离了亚摩利人,他们是自由的百姓。
75

神拣选了摩西,他未来的先知。尽管他已经说了预言,也证明了他的预言是正确的,但毕竟他还在旷野的学校里,从其他的世人那里隐藏了。他在旷野学校里经受了磨练。

敌人总是会推销他的体系,而不信的人也会接受它,因为敌人是一个知识的迹象……记住,只有两种能力。不要忘了,只有两种能力,一种是圣灵的属灵能力,另一种是魔鬼通过属世的知识作工的能力。最初这种魔鬼的能力就在伊甸园里,通过知识的能力使夏娃相信了违反神话语的理论。这是非常明显的,连小孩也能看得到,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76

今早,在埃及这件事上也是一样。这种知识的能力也在兰塞身上动工,让他掌权,使这位不认识自由、不知道约瑟和教会起初做过些什么事的法老兴起。

现在,我们看到了同样的情况,一种知识的能力在教会之中迂回行进,并兴起成了教会的头。他们不管圣经怎么说,而是形成了他们自己的体系。对他们来说圣经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的教会怎么说。
新教各教派的观点也在小团体中迂回行进,说什么“我知道圣经说了这句话,不过我告诉你,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们有虔诚的外表,但却否认圣灵的能力。[提后3:5]圣经中所有的经文都直接告诉了我们这一点。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要把讲道录音带发给人们吧。时候已经到了,真理必须要明白!“出埃及”已是当务之急!你看,知识看起来似乎很完美,的确很完美,但那是撒但的灵感。
77

后来这个有知识的兰塞不断地成长,并登上了宝座。记住,兰塞像摩西的弟兄一样被抚养成人,看到吗?他是摩西的一个弟兄。他们中必有一个要取得那世上的宝座,正如约瑟在他的弟兄们中一样。约瑟的哥哥们是怎样对付约瑟的?他们把他从神的道中清除出去。道就是神。他们清除了神的道,却接受了一种教义。这种教义已经长出了能力,哦,神啊,让人们看到这点吧!

我的嗓门再也不能提高了,在圣灵的启示下,我已经藉着圣经把这一点讲解得再清楚不过了。我们已经看到了!你说:“哦,如果你讲的这些是从教皇约翰或者哪位大主教什么的嘴里出来的……”
你看见神拣选住在荒漠里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了吗?你说:“难道他们都错了吗?”神与个人打交道,而不是与团体,是个人。神唯一需要的是有一个可供他使用的人,他所需要的就是一个人。
78

神在每个时期都是这样,要拣选这么一个人。在挪亚的时代他拣选了一个人—挪亚,在以利亚的时代他拣选了一个人—以利亚,在施洗约翰的时代拣选了施洗的约翰。在每个时代他只需要这么一个人。

在士师时代,神试过拣选参孙这个人,神给了参孙独一无二的能力,但是参孙把这能力出卖给了一个女人,并被弄瞎了眼睛。所以,真正的士师不是他们,而是神自己。
同样今天神也要拣选一个人,借着这个人能将他的真理,毫无畏惧,不徇情面地传讲出去,而不是那种教条化的人;拣选一个他可以用的人,显出他的话是活的,显出他是活的。
我相信神能预备这样一个人。我确实相信,因为我完全相信圣经。神一定会找到一个能传讲真理的人。
79

之后我们发现,在摩西学到了所有这一切的知识以后……注意,敌人总是在推销知识的头脑,因为敌人一直都在知识上动脑筋。这种头脑遇事就会推理,然后说:“嗨,等会儿,难道一个协会的人……”

前几天有个人与我交谈,他是在公共服务公司工作,是个不错的人。他说:“我想问你一点事。”他说:“你是爱尔兰人吧?”
我说:“是的,先生。我有点惭愧,不过,我是。”
他说:“难道你不知道,你真应该是个天主教徒。”
我说:“我是,我是最正宗的天主教徒。”
你们知道,第一个教会是天主教会,但你看她今天到什么地步了?天主教会是从五旬节开始的,但组织却把她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再看看灵恩派,也一样退后搞起了组织,做天主教所做的同样的事,只用了五十多年,就已经跟成立了近两千年的天主教会差不多了。
80

他说:“难道你不认为,一群基督教协会有思想的人……”(看到吗?)“他们坐在一起并商议某件事,最后全体都通过了,这不比你一个人的意见更正确吗?我来听你讲道,但是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

我说:“你用来支持你不同意的观点的唯一证据就是逻辑推理,但你应该用圣经来证明你的观点。”
他说:“这与圣经无关。”
我说:“对你来说无关,但对我来说,圣经确是一切。”明白吗?是神的话。
他说:“难道你不认为一群教会协会里有思想的人坐在一起得出的意见,会比像你这样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人的意见更正确,更有把握吗?”
我说:“哦。”他又说:“究竟是什么使你不管说什么,都是反对我们的教会呢?正如你有一天晚上讲教会时代时所讲的,天主教会是最早的教会,是世界范围的基督徒聚集在罗马召开了尼西亚大会,并形成了罗马天主教会。你知道当时有几千个神所差派的属灵人物参加了那次大会吗?难道你不认为他们的脑子比你更了解神的旨意吗?两千年来神不是已经证明了天主教会是正确的吗?”
81

我说:“神从来没有证明过这一点。”我说:“如果天主教会是神的教会,让我们看看它行出初期教会所行的事情,让我们看看它行出那些人开始的时候所行的。”圣经说:“经上的话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太5:18]“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或删去什么,神必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启22:19]不管那是有思想的人参加的大会,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他完蛋了。

他说:“比利,你真是个怪人!”
我说:“我想,在以色列曾有过一段辉煌的时期。那时候以色列像今天的新教与天主教一样是分开的,以色列想要保持他们的本色。”但我说:“我们看到,他们有一个王名叫约沙法,是个义人,他努力维护神的律法;但另有一个人名叫亚哈,他娶了一个女人;他是个政客,想要跟另一个国家交朋友,于是就娶了那个国家的一个女儿—耶洗别为妻,把她带到了神的百姓中间,跟我们做的一样。把她带进来,结果耶洗别成了统治者,她让亚哈说啥,亚哈就说啥。跟今天一样。”我说:“有一天摊牌的时候到了,亚哈与约沙法想要把他们的教会联合到一起,也像我们今天所行的一样。甚至约沙法也说,这个组织的人,他说:’这个没问题,你的民就是我的民。我们都是基督徒,都是信徒,我们联合起来吧!’”[王上22:4]
82

但到了最后摊牌的时候,他对亚哈说:“我们是不是得先祷告一下,求问一下耶和华?”

亚哈说:“没问题。”
约沙法说:“那好,这样吧,我们来找一个神的先知问问他。”
你知道亚哈有一个体系,他认为是属神的。亚哈说:“我这里有四百个,在神学院训练有素的人,可称得上是希伯来的先知。”这正如今天那些传道协会所做的一样。
于是他把他们都招了来,问他们是否可以上去打仗。他们每个人都联合在一起,就像今天教会协会所做的一样。他们有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说:“上去吧,主与你们同在,因为那城本来就是我们的,把亚兰人和非利士人赶出去!因为那地是属于我们的。”听起来很合情合理。
83

但是约沙法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塌实。他说:“我知道你有四百名全基督教协会训练有素的传道人,而且他们都异口同声,并且还有人造了两个铁角,说:’主如此说’,但你还能不能再找一个了?”

“请王不要这么说。”这个政客说:“请王不要这么说,因为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人啊!是我亲手训练出来的!”问题就出在这儿,就在这儿。“这些人都是我训练出来的,是还有一个人,但我恨他,就是米该雅,是音拉的儿子。我恨他,他什么也不是,是个叛徒。他一天到晚跟那这些人过不去,他总是谴责我,说我做得不对。但你看看我的王国。”是的,看看吧,看看它有多糟糕。
84

看看你的教派吧,“光有敬虔的外表,却否认神的大能。”哦,也许你有上千的会众,甚至上百万的会众,全都训练有素,但你灵里的状况又怎么样呢?就像我前不久说的,尽管参孙站在那里,仍然拥有粗壮的骨架,每一个肌肉也都在那里,但你的力量哪里去了呢?他没有了生命。耶和华的灵已经离开了他,孤立无助,被一个小孩子牵着走,因着一个女人而瞎了眼。今天的教会也是一样,被政客、主教、长老等等牵着鼻子走,人们在背后作些见不得人的事,为了让自己出名,我们都怎么了?

85

在这里我们看到,他们派人去召来了音拉……噢,不是音拉,我是说米该雅,音拉的儿子,他们找到他。米该雅预言,他告诉他们,只要亚哈去,就一定会被杀。于是那个大主教上来,给了米该雅一记耳光。他真是这么认为的,他说:“耶和华的灵从哪里离开我与你说话呢?”米该雅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亚哈说:“把他给我投到监牢里,放在地牢里,叫他受苦,让他吃不饱喝不足,等我平平安安地回来,再来收拾这小子。”
但米该雅知道自己与神一致,为什么?因为他将异象跟神的道比较过。他是个先知,他的灵,以及所见的异象与先知以利亚的完全一样。他说:“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来,那就是耶和华没有藉我说这话了。”
于是我对那个人说:“到底谁是对的?四百名由人选出来,坐在一起的全基督教会的人的意见对呢,还是神选的一个小小的’叛逆者’的意见对?”
他说:“你怎么知道区别在哪里呢?”
我说:“回到蓝图上。”如果没有蓝图,我们怎么知道要盖什么样的房子呢?
如果那些人能停下来,查考一下,就会知道先知以利亚咒诅了亚哈,说:“狗要舔他的血。”(后来事实确是如此。)那他们怎么可以祝福一个神已经咒诅了的人呢?[王上21:19]你怎么可以祝福神已咒诅了的事呢?
从这些事中出来吧,远离他们,到基督里来![启18:4]
86

阿们!注意,敌人会提议,敌人企图做一件事,预备它,那些有属世知识的人说这是对的。这也正是这位宝贵弟兄的景况。他说:“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联合到同一个教会里,难道你不认为那比我们现在这样分散着好吗?”

这听起来很有道理,要是所有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到一起,达成一些共识,那岂不好吗?但二人若不同心,又怎能同行呢?[摩3:3]若一些人不相信神的医治,一部分人相信神的医治,另一些人说那是以前的事了,而有些人甚至连圣经都不相信,你把这些人联合到一块,会有什么结果呢?神不是叫人混乱。[林前14:33]
当神建立起他的教会之前,那些人等候了十天十夜,直到他们都同心合意在一处,然后圣灵才降临来带领他们。不是什么普世教会协会,明白吗?我希望你们都明白。
87

注意,不信的人,就是对神的话不忠诚的人,不注意道是怎么说的,而只注意自己的推理。这正是最初夏娃在伊甸园里所作的,她依靠自己的推理。

撒但对她说:“你看,这是不是很合理?我知道神的话是那么说的,但等一等,要使你能知道善恶岂不更好吗?这难道不合理吗?”
“是呀……”于是她就吃了。是的,是推理使她违背了神的话。
88

不信总是会去推理,但信心却根本不碰这种东西!这不是很合理吗……我们的父,我们的信心之父亚伯拉罕,在基督里我们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一个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与他生活在一起,如今已经六十五岁的撒拉,若说他们生不了孩子,这听起来不是很合理吗?当撒拉一百岁了……哦,是九十岁了,亚伯拉罕都一百岁了,而他们仍然没有孩子。如果那些伟大的医生、科学家给撒拉作个体检,说:“她的子宫和乳腺在四十年前就已经枯干了,她的心脏也经不起生育的折腾了,她不可能生孩子了,这是理所当然的!”这岂不很合理吗?但亚伯拉罕拒绝推理!他总没有因不信而对神的应许动摇,他拒绝推理。不管是什么,他都对神的应许不动摇。因为他认定神能成就任何他说要成就的事情

89

今天上午,亚伯拉罕的子孙在哪里呢?你们这些传道人害怕离开了巴比伦,就没有人供你吃喝了,要到街上流浪了,你的信心在哪里?大卫说过:“我从前年幼,现在年老,却从未见过义人被弃,也未见过他的后裔讨饭。”[诗37:25]不要害怕,忠实于基督的真道!

90

不信的人总是要推理,只会这样。你们明白了吗?不信的人依靠推理,就是现代的。但信心不会,信心只仰望神的话语。信心只把自己放在那永不动摇的磐石上,也就是神永恒的话语上,阿们!信心不需要推理。我不管你的推理多么好,但如果神的话说:“不。”信心就安息在上面。那里是信心安息的圣殿。

91

今天上午我想问问你们路德派、浸信会、天主教或世界上所有教派里的人们,如果你的教派反对神的道,你怎么能够将自己的信心放在那个教派上呢?你那叫什么信心?你只有推理的能力而没有信心。“信心是从听道来的。”[罗10:17]听基督教协会的道吗?你可以在“老太婆生日年鉴”里找到,但在神的道里,你永远找不到推理。

92

203“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阿们!你们有哪一个人能说我刚才讲的不符合神的话,这是神的道,“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永不会废去。”[太24:35]信心把神的道当作它安息的圣所。信心会爬到万古的磐石—基督耶稣,也就是道的顶上,然后躺卧安息在那里。

任凭风吹雨打,信心却会永远安稳。她安息在神的话语之上。那里才是真基督徒的信心安息的地方,那安息的地方就是神的话。神将永远证明他自己胜过一切的仇敌,无论敌人看起来多么强大,环境看起来多么险恶,看起来好像要被打败了,但你的信心仍然知道所信的是谁。[提后1:12]
93

对你们有病的人,哦,我多想把这点给你们讲透!当你拥有了你一定会得医治的信心。尽管环境、迹象、病症都表明你要死了,但你却决不会动摇!

神话语的圣所是信心安息的地方;信心,真正的信心会把自己扎稳在那里。不是假信,是信心;不是希望,而是信心。希望只是希望自己能进到里面。但信心却是已经在里面了,并看着外面,说:“成了。”瞧,这才叫信心,这才是信心安息的地方,因为信心知道神决不会让敌人骑在他脖子上拉屎。神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信心晓得这一点,而不管外面看起来如何。
挪亚知道方舟一定会漂起来,肯定会的。但以理知道神一定会封住狮子的口,希伯来的孩子知道神可以止住烈火!
94

206耶稣知道神会使他复活,因为神的道说过:“我必不将他的魂撇在阴间,也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诗16:10;徒2:27]他知道尸体过了72小时就会腐烂,所以他说:“三日之内我要复活。”[路24:46]

看,信心安息的永恒殿堂就是神的道,它站稳在神的道上。
95

推理竭力要认识……“啊,这个体系肯定会好些。就是这个了。”那看起来不错,因为你是用知识的头脑在看。你可以求证推理,但你却求证不了信心,因为倘若信心能被求证的话,那就不再是信心了。信心只知道神的话语和应许,它看到你还没有看到的事。“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你不能推理。我不能证明它是怎么成就的,也不知道它会怎样成就。我不知道,但我信。我知道它一定会成就,因为神是这么说的。这就完了,这是为什么我知道这是对的。

我知道神的话是对的,我知道这信息是对的,因为它在神的道里,而且我看见永活的真神在这个信息中运行,并证明它是对的。我们正在出埃及,绝对是的。
96

210即使死亡也动摇不了信心。一个人可以在死亡面前,他可以面对死亡高唱复活的凯歌!

保罗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阴间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林前15:55]因为基督复活了!那些在基督里的人在基督再来时会与他同来,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是的,信心把神的道当作它永远安息的圣殿。信心只依靠在神的道上。
97

注意……我们讲得稍微长了一些,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再讲二十五分钟,我希望继续录音。

注意,那个不认识约瑟的新王起来后,他想消灭以色列人势力的阴谋是什么呢?就是消灭他们的孩子。对吗?他想灭绝以色列人的孩子。现在,注意听。
以不同的王的形式出现的同一个魔鬼,也妄图灭绝神的独生子。看,它在他们还没有开始之前,先灭绝他们的后代。魔鬼的确是只精明厉害的“鸟儿”。它知道如何在没有开始之前,就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看到吗?它很清楚。你唯一胜过它的办法就是依靠基督,谦卑自己,让基督引导你。除此以外,你没有别的方法。
你知识的能力永远不可能取胜的。你必须相信神,依靠他。他是牧人。羊的任务不是去赶走狼,那是牧羊人的事。但羊要做的是与牧羊人在一起才会安全。那也是我的安全区,就是在基督里,基督就是神的道,那里才是安全的地方。
98

注意,魔鬼以法老王兰塞的形式出现。他做的头一件事,就是用肉身的死亡除掉这些孩子。当神的儿子诞生时,它马上离开了埃及,因为神击打了埃及,咒诅了埃及,于是魔鬼再也不回埃及了。

之后,它去到了罗马,魔鬼把它的座位移到了罗马。罗马第一个要毁灭的,魔鬼借着罗马的体系要毁灭什么呢?首先就是神的儿子。同一个魔鬼。
今天,他还是藉着那些所谓的属灵迹象和虔诚、挂名的基督教干着同样的勾当。它使天主教的男孩子娶我们的女儿,生下天主教的后代,以此来削弱另一边的力量。这就是那个恶魔,这就是那个坐在七座山上,戴着三重皇冠的魔鬼。狡猾、诡诈、精明,像古蛇一样有知识。古蛇的后裔![太3:7]他的孩子们也用同样的知识的伎俩!
99

瞧,他们杀害了那两个时代里的孩子们。用什么方法呢?两个时代……记住,注意先是二,然后是三。瞧?头两次它用肉身的死亡杀害了孩子。在这最后一次,它正用灵里的死亡,即通婚的方法来杀死神的孩子。

但以理不是说他们要在这“铁与泥掺杂的国”里做同样的事吗?[但2章]他们想要把这些种子混杂,以此来削弱另一方的实力,这正是他们在做的。现在他们已经做成了,他们已经把天主教徒的总统弄进来了,接着就该把红衣主教也弄进来了,再把整个内阁都弄进来,到那时你还能怎么办?
100

下一步,他们会用钱来帮美国还清债务,向教会借钱,那时你们就都被出卖了。因为现在我们用纳税人的钱偿还外债,即使用四十年也还不清。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但是教会有钱。圣经不是说过“那女人用金子等等为妆饰”吗?她就是用这个方法作到的,明白吗?[启17:4]

你们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女儿嫁给我们的儿子,养出的孩子都是天主教徒,绝对是用灵里的死亡杀死了他们。圣经不是说,他要把她扔到一张世俗的床上,并用灵里的死亡杀死她的孩子吗?就在《启示录》第17章,看到吗?
永远都是神的话,我不管你去到哪儿,还是要符合神的话。一切都必须与神的道完全相符,否则就不是神的话。如果你所说的不能与整本圣经前后一致,那就是错的。
101

看,在这段时间,神为了他的工作,一直在训练他的仆人。在埃及人看不到的地方,在他们的计划和阴谋以外训练他。你明白吗?在他们的组织体系以外,神为了他的旨意在训练一个人。神任凭这些事继续。

神任凭摩西结婚生子,生了儿子革舜。神祝福他的家庭,使他们在那里生活得很好。然而这段时间神一直在训练他,使他作好准备。当时神和他的敌人在肉身上的预备,就像现在他和他的敌人在属灵上所做的预备一样。
102

以前他用肉身的死亡杀死了他们,今天是用灵里的死亡,明白吗?神这时已经预备好了一个人,就是他的先知,让他下到埃及去;而撒但也预备好了兰塞,一个肉身上的人,让一个肉身的人预备好。干什么?杀光或者说把希伯来人和所有的埃及人联合起来,让他们继续服侍法老。

这是为什么人的头脑很难用推理来反对那些头头是道的教育体系。是的,人的头脑总是跟教育连在一起。智力和推理的头脑根本理解不了神的作为。
103

你看过塞西尔·德米尔导演的《十诫》吗?我想你们许多人都看过。一般我不主张看电影之类的活动,但如果你没事干,我倒是推荐你们看看这样的电影。如果你们想看,我不反对,因为我不想让……起初,有些弟兄去看了,来告诉我。我那时已经好多年没看过电影了,于是我去到那里,在那种汽车影院里看了一场。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我对教会说:“如果你们想看这部电影,可以去看。”

104

魔鬼的伎俩看上去何等的可爱、美丽,他是何等的狡诈。你可以看到他是如何杀害那些孩子的,以及那些知识的头脑是如何拾起这种东西,相信它,因为他们看到那些东西看起来很合理。

哦,神一直在训练他的先知,而埃及一直在政治上训练这个兰塞来接管政权。终于有一天,在属灵的能力和知识的能力之间展开了一场较量。兰塞以及他所有的神,站在那里,把水倒进河中,来赞美尼罗河神。神击打他,有血从他里面流出来。看到当时发生的事情,那场面确是令人震撼。
105

呐,注意,知识分子总是偏向推理,他们不明白属灵的事,因为他们是知识分子。其它时代也是一样,他们现在也看不到。

在以利亚的时代,他们无法明白这位胡子拉碴的先知。求神原谅我这么说,我只是想……神知道我这么说是为了表达世人的思维是多么荒谬,这样你们就能看到神的灵,就像保罗说的:“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免得你们都去跟随智慧,乃是用圣灵的大能;叫你们的信心和盼望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林前2:4-5]
106

这就是为什么我荒谬地称伟大的神的先知是胡子拉碴,因为要是与某位穿着华丽的祭司站在一起的话,他肯定是太寒酸了。他称自己是从神而来的人,但看看他们,一个知识的头脑可以看到那个祭司有多圣洁。

你可以看到他头上缠裹的头巾;以弗得挂在胸前;你能看到属地的膏油从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你能看到献祭的火光点燃着,一切仪式都井井有条。
这就是属世的头脑所向往的,也是他们今天想要的。眼睛是灵魂的窗户,但你要明白,属灵的眼睛是在肉眼的后面。在他们眼里看来,那位满脸胡须的老家伙站在那里,头发垂到胸前,身上裹着一块老羊皮,腰上系着腰带,可能光着脚,皮包骨头的胳膊,松弛的肉都耷拉着,白胡须飘在他的脸上,手上拄着一根弯曲的拐杖站在那里;但是属灵的眼睛却立即能看到神的大能在他身上运行,因为他说的完全是神的话。
107

不是知识的眼睛,而是属灵的眼睛所看到的。今天属世的眼睛看到的是富丽堂皇的教堂,连市长也与他们来往,以及宗派组织里的东西等等。他们看不到圣灵的大能使死人复活,使病人得医治。他们爱看好莱坞,爱看街上的人来人往。

今天的女人想:“这位苏女士属于某某教会,她的头发剪短了,又会化妆,城里人都喜欢她。”但天国呢?凡与神的话不符的,神绝不会认可。否则的话他就是认可反对他自己的东西。那样的话,他就是在否认他自己的话。你们要清楚地知道,神决不会这么做!即使天地都废去,剪头发或穿男式衣服的女人,在神的眼里,都是看为可憎的![申22:5]
瞧,属灵的眼睛能抓住这一点,他们是为今后活着,而属世的头脑活着是为了推理当今世俗的事情。
108

注意,神正在行事,而人们却还不知道。世俗的头脑只知道推理。神正在呼召一次灵里的“出埃及”。神曾呼召他的百姓有一次肉身上的出埃及,今天他正在呼召属灵的“出埃及”,是对谁?对他的选民,只对他的选民!

109

埃及无法看到以色列人是对的,尽管羊羔的血涂在门和门楣上,各种事情一一应验,神下到那里,与他的先知同在,借他的先知说话。

神让他的先知站在那里,手里挥着拐杖,指向东方说:“让苍蝇遍满埃及。”
他走回来,每个人都说:“什么事也没发生,什么事也没发生。”可是不久,一只绿头苍蝇就开始飞来飞去,不一会儿,每平方米差不多就有两磅苍蝇了。一个人说话创造了这些。
满有知识的兰塞站在那里。是个抵挡……是个非常虔诚的人,但是反对永活真神的灵。属世的头脑只看到兰塞,但属灵的头脑却看到神的应许,看到他的应许必然应验。
110

约书亚和迦勒称那些亚玛利人、希未人和耶布斯人根本不存在;尽管他们的个头比他们大两三倍。在加低斯—巴尼亚,那些属世的头脑,当一听到那些探子等等的人说:“哦,我们办不到。我们……他们人太多了。瞧,我们就像……跟他们比我们就像蚂蚱一样。”[民13:33]

但是迦勒和约书亚看的是神的应许,他们说:“我们足能得胜!”[民13:30]为什么?他们看到神说:“我把那地赐给你们了。”世俗的头脑明白不了这些,只有属灵的人才能明白。
111

244我想问你,为什么埃及人看不到这些呢?因为他们不是被拣选的。

神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告诉了亚伯拉罕。沉睡的教会啊,醒一醒吧!在事情发生之前,神对亚伯拉罕说:“你的后裔要寄居埃及四百年,然后我要将他们领出来。”这就是他们看到的原因,因为他们是被拣选能看到的,他们是选民。
以色列人被拣选能看到神的迹象,他们离开了那些不信之徒灭亡的埃及。今天,神又呼召他的选民,呼召亚伯拉罕藉着对神话语的信心而得的属灵的后裔。
难道你没有看到今天那些属灵的后裔吗?他们不看那些属世的教会,而只看神的话语。他们从那些大的教派中被呼召出来,进到耶稣基督的面前。清楚了吗?明白了吗?好,我们往下讲。只有选民,而那些法学博士之类的人却永远也看不到,因为他们不是被拣选的。
112

246记住,这正在到来的拣选,不是要你去别的什么国家,而是要你去到荣耀里,在那里他们的名字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不是借着那种把以色列人带出来的地上的羊羔(他们从那里出来后,又背道回去了),但这个不会。这一次是借着创世之前被杀的,神羔羊的血。他们的名字是在创世之前就写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

这些在生命册上的选民只要见到神的亮光那么一闪,教派的高墙就会在他们面前倒塌,他们就会出来。“从他们中间出来!”圣灵在这最后的日子呼唤:“不要沾他们那些不洁净的物。我要作你们的神,你们要作我的儿女。”[林后6:17]
113

注意,以色列人在注视着。他们知道神总是使用他的先知,神的道也临到他们,于是他们就来观看,而且他们也看到了。现在,我们看到那些有知识的人,他们只相信他们的教派组织,他们被束缚在他们的教义中。但他们……

就像巴兰,上到山顶,看到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就在那里,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群百姓,四处游荡,而且是有罪的。摩押是他的弟兄,知识分子,是组织宗派里的人。他与那位大主教,或者说是先知上到山顶,建了一座祭坛,并在上面献了同样的祭物,但他看不见在以色列民中有神的火柱和被击打的磐石。
今天也是同样,那些有知识的人只注视那些名人,却看不见被击打的磐石,连主教本人也看不见圣灵的大能和营中王的呐喊,他们看不见。
114

同样的事今天再次发生了。神在呼召他的选民,他们现在已经被选上了。现在这些选民是为什么而被拣选的呢?为复活。神给了他们什么迹象呢?一个复活的迹象。神给了他们什么迹象呢?一个拯救他们脱离捆绑的迹象,一个能使天闭塞黑暗的大能迹象。

如今他正在显明他儿子复活的大能在人们当中运行,要把他们从坟墓里和我们所住的“坟茔”里,复活到他给我们的应许之地:复活的迹象,将我们从灵意的埃及和灵意的巴比伦呼召出来。
115

我要说……请你们静静地听,以便能抓住我所说的。是借着他在起初的时候所用的同一个方法,他做的同样的事,就是让不信的瞎眼,让信的看见。注意,政治手段,凭着头脑做事,政治和教会,政治和国家等等;而另一方面,属灵的事物却是向他们隐藏的。

116

神从旷野里拣选一个人,训练他,把他派回来,接管了一切并将他的百姓领出来。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神不会改变他的计划。他是神,他从不与群体打交道,从不。他总是与个人打交道,他过去这么做,将来也一样;甚至他在《玛拉基书》第4章,也应许要这么做。没错。[玛4:5-6]

所以他应许了他是什么,应许了他说他要做什么,现在我们看到了。我们应该是何等有福的一群人啊!神借着他应许的话语的迹象给了我们一个迹象,神应许过他会这么做。他要复兴人们的信心,把人们的信心转回到五旬节时代的使徒父亲们。他应许了要这么做,显明了他的迹象。
“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到来的日子也要怎样。”[路17:26-30]那些在所多玛的教会看到了什么迹象呢?那些属世的教会看到了什么?他们看到了两个传道人。而属灵的教会,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们又看见了什么呢?看到了神在肉身彰显,能够识别人的灵,能说出撒拉在他背后说了什么。
“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到来的日子也要怎样。”我们看到圣灵在我们中间做同样的事,藉着人的肉身在行事。时候到了,明白吗?我们已经到了,朋友们,没错,我们正在出埃及。
117

但现在,注意,他当时怎么做的呢?注意,穿上你属灵的思想,愿圣灵开启你已经麻木的心窍,仔细看。你会发现如果神用某种方式作了决定后,他就永远不会改变。

在伊甸园里,当他想拯救一个人回到交通中时,他做出一项决定,那就是血。而人类试图用教育、用宗派、用国有化等等的方式来救赎自己,都没有用。
神从来只在一个地方会见人,那就是在流血的情况下,就像在伊甸园。这一点是永不改变的。在约伯那个时代神会见人的唯一地方是在献祭的羊羔之下。在以色列人那个时代神会见人的唯一地方也是献祭的羊羔之下,就像在伊甸园里一样,在献祭的羊羔之下。
今天神会见人的地方不是在教派里。他们彼此争论不休;不是靠加入教会,他们做着同样的事情;不是在那些有知识的人中,他们全都乱了套;而是在羔羊的血里,在那里所有的信徒可以彼此相交,只有那里才有生命。
118

在出埃及的年代,神选择了,神将一群人从另一群人中间呼召出来。我要大家注意一点:神只拣选了两个人进入那应许之地。神用什么将他们领出来呢?是政治吗?是组织吗?他拣选了一位先知,并以超自然火柱的迹象带领以色列百姓,这样他们就不会弄错。凡这位先知说的就是真理,神就在火柱中下来验证他自己,显现他的道。对吗?

神就是这样引领了第一次的出埃及,第二次出埃及……神总是喜欢用三,他在三里得以完美。你们都注意到我的讲道,总是三和七这两个数字。七是完全,三是完美。第一,第二,第三次的拉动等等,因信称义、成圣、圣灵的洗;父、子、圣灵,所有的这一切。明白了吗?
119

注意,在第一次出埃及时神做了些什么?他差遣了一位被火柱膏抹的先知,他呼召百姓出来。这就是第一次出埃及。当以色列人的日子满了时,他又差派了一位用火柱膏抹的神先知,施洗约翰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他说:“我出自神,还要归于神。”

当他受死、埋葬又复活之后,大数的扫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看见了那同样的火柱。作为希伯来人,扫罗对神的话语非常熟悉,说:“主啊!你是谁?”他知道那火柱是主,因为他是希伯来人。所以他说:“主啊!你是谁?”[徒9:5-6]
主说:“我就是耶稣!”
120

在第二次的出埃及,神带来了一位受膏的先知,就是他的儿子,神先知。摩西说他将是一位先知[申18:15],会有火柱伴随并能行神迹奇事,这同一位先知说:“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约14:12]

在这末世的出埃及时,神也应许了同样的事情,神从不改变。通过科学的论证、圣灵的见证和圣灵的工作,我们都看见了那伟大的火柱就在我们当中运行。耶稣基督复活的神迹奇事,呼召人们从教派主义中出来,到耶稣基督面前,到那应许之地去。
这没有错,朋友。不是我怎么说,我只不过是你的弟兄,关键是神怎么向你证明了的,这才是真理。同样的火柱,神曾用它来引导前两次的出埃及。今天神又将这火柱带到了你们中间,甚至科学也证明了它。你们知道,《生活》杂志上个月刊登了它……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
121

267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听我讲过将要发生的这件事?我想差不多这个教会的每个人都听我讲过。这就是了,科学家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要求所有曾拍下这张照片的人,可以打电话给他们。金字塔形状的云彩,出现在二十六英里的高空:七位天使在那里显现,给你们带来了神的话语,并在启示之下告诉你们所处的这个时候。属灵的人会立即抓住并明白这点,这是“出埃及”!不久我们就要离开了。感谢神!记住……再过十分钟我就结束。

122

注意,火柱呼召他们出埃及,并在一位受膏的先知带领下,到神给他们的应许之地。那个他们看得到的火柱,藉着一位受膏的先知带领他们进入应许之地。但他们却总是悖逆这位先知,对吗?是的。

我知道我们今天还有施洗事奉,我大约还有六页纸没讲,但我想还是尽快结束。
注意,我们正在被呼召出来。天使的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巴比伦城出来。”[启18:4]从哪里出来?混乱。
是卫理公会对呢?还是浸信会?还是天主教?从他们里面出来!唯有神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人的话都是虚慌的,我的才是真实的。”[罗3:4]从里面出来吧!你怎么知道?同一个火柱,同一个恩膏的圣灵带领我们进入应许之地。
注意,带领以色列这个民族出埃及,进入应许之地。
123

273那同一个火柱,那同一位神……有人说那是相机有问题。你读一下乔治·拉西,不是我。你读一下乔治·拉西对这张照片的检验报告吧。他是联邦调查局指纹及有疑问文件的首席检验师。有人说那是镜头二次曝光所致。

有几万人亲眼见到过那火柱,我们也站在这里看到过它,你们已经看到过。那不是的。有的人说那是一种视觉的幻觉。拉西先生说:“什么?照相机的机械眼不会拍下心理学的东西。”
那不是视觉上的幻觉,他就在那儿,那是同一个火柱。但有人说:“哦,那只是幻觉罢了。”呐,在图森上百英里范围内的相机……
124

274在这事发生前六个月,我们就借着圣灵告诉你了,我会去那儿拿报纸。因为那金字塔外面有字……有一位弟兄作了个梦,我还解释了他的梦,那就是全部的解释。

所有关于因信称义、成圣、圣灵之洗的奥秘都已得到了解释。现在是捡起那些隐藏在七印里面剩下没有解明的奥秘,将其揭示出来的时候了。不是七个教会时代,而是七印将神的奥秘显明了。然后他将这个顶部打开,看到里面有一块白石,从未写过字,那是一个奥秘。
神让我到图森去,在那事还没有发生前,我就预先告诉了你们。我站在图森北面,今天在座的一些人当时就在场。突然一阵狂风刮来,几乎要把山峰刮离地面。同时,空中悬挂着一个光环。科学家们拍下了这个照片,云彩有二十六英里高,是能够形成云雾的最大高度的五倍,他们无法解释那是怎么回事。
傍晚时会有奇光降临, 领你通往荣耀的路径。
你若是被拣选的……种子落在干硬的土石上是不会发芽的,铁石心肠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但当种子落在松软湿润的信心的土壤里,就会生出能结出圣灵果子的基督徒。
125

注意神是怎么做的。他又以同样的火柱出现,这已得到验证。有的人说:“你为什么不去告诉那些科学家呢?”你认为他们会相信吗?“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太7:6]耶稣说不要这么做,神没有带领我这么做。我就住在图森,就是那些科学家打电话询问的地方,我想我应该去一下;但圣灵对我说:“不要去,这不是给他们的,回去告诉你的教会。”

是的,一切都会应验。主说:“他们说的若应验了,记住,我已经事先告诉你们了。”这是在事情发生之前。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听从圣经。那是神的声音在这个时代对你的呼召。
126

我要你们注意,那同一个火柱,现在又引领着人们走向那应许之地,就是千禧年,我们看到那是在第六印的启示下,这在以前从未被教导过,描写了地球将怎样被洁净预备千禧年的到来。这个火柱将引导人们去到千禧年。

注意,火柱将以色列人从为奴之地领出来,火柱,在神的带领下,我们的神是烈火。[出24:17;申4:24;来12:29]这火柱只恩膏先知,火柱是证明摩西被呼召的,从天上所作的见证。
你记得大坍那一党人说:“我看咱们得搞个组织了。摩西,你太专权了!你想说我们当中只有你才是圣洁的,耶和华的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你怎么能这么专权呢?”[民16:3]
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开始哭泣。神说:“你离开这会众,我好叫地张口吞没他们。”这是个预表。这说明摩西对他们所说的都是神的话,神来证实摩西说的是真理。
127

甚至女先知米利暗和亚伦也因摩西娶了一个埃塞俄比亚的女子而嘲笑摩西。神极其震怒,因为他们说话干犯他的仆人。神怎样做呢?他把他们召到会幕门口。尽管米利暗也是女先知,但是摩西比先知还大,他比先知还大。

神说:“你们不害怕神吗?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在梦中与他说话。但我的仆人摩西却不是这样。你们不害怕神吗?”马上米利暗就长了大麻风,像半死的死胎一样。你们都知道这个。[民12:1-14]
128

论到施洗的约翰,神岂不是说:“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是要看先知吗?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为什么?为什么他比先知大多了?因为他是神与百姓立约的使者,他是沟通旧约和新约两个时代的法柜。

今天,在我们中间的圣灵也比先知大多了。神藉着他的道证明了他在我们中间的彰显。行了比先知所行的更多的神迹奇事。
129

以利亚,这位在他那个时代里最伟大的先知,在他八十多岁的一生里,仅仅行过四次超自然的神迹;以利沙所行的比以利亚多一倍,但我们亲眼见到的就已经有成千上万次了。我们亲眼见到那火柱里主的天使。科学调研将这个传遍了世界,它们将来要因这个而受审判。

那羔羊做了什么呢?主的那位天使就是基督。你们相信吗?在《约翰福音》6章,那些人都喝过磐石里出的水,都有过一段欢乐的时光。但耶稣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约6:35,48,51],我就是在旷野里的磐石。”[出17:6;民20:11;诗78:15-16]
他们说:“现在我们知道你是疯了,你疯了,魔鬼附身了,你疯了,身上魔鬼。”[可3:30]你知道当某种灵降到人们身上,有些时候会使人表现得很敬虔。
他们说:“你疯了,魔鬼附身了,你是个撒玛利亚人。你身上有魔鬼。你连五十岁还不到,岂见过亚伯拉罕呢?”[约8:48,52;10:20]
130

我能看到耶稣退后几步,说:“我就是那个’我是’,还没有亚伯拉罕,我就是。”[约8:58,此处是按照英文的翻译]

那是一个燃烧的火焰,在荆棘中的火柱。当耶稣受死第三天复活之后,扫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看见的,是神再次回到了火柱的形式中,并说:“我来自神又归于神。”当彼得在监狱里时,那火柱进来,打开门,把彼得提到了监狱外面。是的。
那火柱要把他们引到哪里?记住,摩西并不是火柱,他是火柱下受膏的领导人,火柱只会用神迹奇事证明摩西所传的神的信息。那火柱引导他们到神的应许之地,在那里,有一天神会以肉身的形式降临到他们中间。对吗?他们做了些什么呢?他们抱怨,不满等等,这一切都表明他们只是在一只普通的羊羔的血之下。
但这一次(荣耀归于神),在我们当中所见到的这个火柱,将把我们领到千禧年去。这一次出埃及之后,他要在伟大的千禧年的统治中,回到他的百姓那里,在那里我们要与他永远在一起。他永远拥有父的道,永远证明他的道是正确的。
131

我们正在出埃及,等一会儿我们就结束录音和聚会。哦,我的朋友们,我的弟兄们,不管是在座的还是听录音的,让我作为你的弟兄和神国里的公民,奉劝你借着这次出埃及出来吧!所有那些留下来不出来的人,都会被烙上兽的印记。从巴比伦出来吧!从混乱中出来吧!从各种组织体系里出来吧!让我们来事奉永活的真神!让这位伟大的、立约的天使—耶稣基督,“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腓2:6]他以同一个火柱的形式出现,带领了第一次出埃及,然后又带领第二次出埃及,今天他又带领这第三次的出埃及。

132

在第一次出埃及时,他做了什么呢?他把以色列人从一块属世的土地领到另一块属世的土地。在第二次出埃及时,他把人们从一种灵里的光景领向属灵的圣灵的洗。现在他带领人们从属灵的圣灵的洗,一直回到永恒的千禧年之地,以及以后的伟大事情中。同一个火柱借着同一个被恩膏的方式,显明是同一位神在做同样的事。同样的道宣布了第一次,宣布了第二次。这宣布了第二次出埃及的同一个道,又宣布了第三次,如今我们看到这已经在我们中间了。

出来吧!哦,从混乱中出来吧!去到永活的真神那里!去到神的道里!“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神就在我们肉身里,住在我们中间,出来事奉永活的真神吧。让我们低头。
[这时有人发预言]
133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从你魂的深处,从你里面一切的最深处,你愿意纪念……你准备放下一切世界的事而为神而活吗?若你不是真心的,就不要这么做;若你全心要这么做,而且你现在确信了,就像耶稣在他事工的末了时所说的:“现在你们信了。”

你确信这些被神验证了的事都是正确的吗?你确信我们已经处在末世了吗?你想要归向基督,加入这次呼召我们脱离冷漠、宗派主义、人的想法和属世之事的出埃及吗?你愿意全心地向基督投降,在这次的出埃及中出来,去到那蒙福的应许之地吗?当我们祷告时你愿意举起手来吗?你们每一个人都肯定你真想出来吗?
134

天父啊,这些举起手的人们,主啊,求你让他们出来吧!让圣灵临到你话语的应许上,让圣灵进入他们的心中。我估计在这屋里大约有二十来双手正举着,父啊,他们知道那是真实的,所以他们要出来。

如果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代,二百五十万人中只有两个人到达了神的应许之地;在耶稣基督的时代,只有大约一百二十个人得到了;那么,在这世界的末了,你说过:“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但引到灭亡,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太7:13-14]你的话语不会错,主啊,他们都是你的。
135

主啊,我为他们祷告,求你此刻用圣灵为他们的心行割礼。[罗2:29]把他们从一切世俗的事情中带出来,给他们的耳朵行割礼,使他们能听清神通过他的话语,通过这末世的光对他们的呼召。

听我们的祷告,主啊,求你开启他们的眼睛,让他们能看见这最后时刻神的荣耀。你说过:“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44]
主啊,这里也许有很多人还不是很明白。我祈求你眷顾他们,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能明白。让他们听到你正通过你的道来向他们说话,你证明了你自己,用超自然的声音来向我们讲话,并且解释,让我们看到按照圣经所说的,你伟大的事工证明它都是真实的。
136

神啊,我祈求你饶恕我们的罪,将我自己摆在你的话语里。我想到在一个星期之前,我趴在一个死在这地板上的人身上,我看到伟大的圣灵使那人复活了。那天那人眼睛整个已经翻白了,死了。我只说了几句话呼求你的名,我就看到他活过来了。今天他也在这里,还活着。

主啊,你是那同一位神,当年保罗讲道,一个男孩听道时从窗户上掉下楼摔死了,而保罗趴在那男孩的身上使他复活了。[徒20:9-12]你是那同一位能使死人复活的神。
父啊,感谢你。那些不信的人也许不会相信,但主啊,我们相信你。你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你自己。
137

让我心中的默想、脑中的意念、全身的力量都融进你的道里。让我和你的道,以及这些会众,都紧紧地连在一起,向着神的国度前进!主啊,听我们的祷告,饶恕我们的过犯,医治我们的疾病,使我们成为你国里的子民。

主啊,现在我们的洗礼池已开放,水已准备好,洗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记得当这同一福音在初期教会传讲时,圣经说:“那些信的人,就都受了洗。”[徒2:41]
摆在这里的这些手帕,主啊,我已经奉主的名祝福过了,为了要使他们得医治。
138

我们聚会时间拖得很长,因为最后的时刻就快到了,我们要趁着还有土地的时候,赶紧将神的道播出去,寒冷的严冬就要到了,我们看到了。树叶凋零,我们就知道冬天近了。我们必须翻开泥土播下种子。

天父啊,我祈求你向每一颗心说话。圣经说:“信的人就都受了洗。”这里有许多人已经信了,但是还没有奉你的爱子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愿他们今天上午喜乐谦卑地来到这里,承认他们的罪,让他们向这世俗的事情死去、埋葬,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今以后在圣灵的帮助下敬虔地生活。
主啊,我们为此奉耶稣督的名把他们交托给你,阿们!
现在,我把下边的洗礼事奉交给内维尔弟兄,他在施洗之前可能要说几句话。今天晚上七点半,若主愿意我会把另一场信息录下来。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