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628M 主啊,只要再来一次

1

早上好,或下午好,朋友们。我的手表坏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一位弟兄说:“还是上午,弟兄。”]还是上午,是吗?好的。

而且,我们正生活在永恒里;我们不计时了。当耶稣基督把他的生命赐给我里面,叫我活着时,时间的限制就停止了,所以我们此时是永恒的造物,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何等的时候!
呐,这是我跟你们一同在这里的第二天,但是,这就像大清早的冷糖浆,又稠又浓!没有一次聚会像这次聚会这样,让我这么享受的。晚上我到处观看,但人太多了我看不见任何人,但今天我可以到处看了。我有幸跟这里这群优秀的传道人握手。
2

我记得一个老人过去常去我们的教会,名叫约翰·雷恩。他们叫他雷恩长老。他是从密歇根州多瓦加克来的。他经常讲一会道,就跑回来跟我握握手;接着又传讲一点,跑回来再跟我握手。我说:“雷恩弟兄,我谢谢你这么做,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做。”

他说:“当电池电量低时,我需要充电,这样我就充满电了。”[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笑了。]
我刚看到一个从我那个地区来的卫理公会传道人,他刚领受了圣灵,我给他施洗了。他正坐在我左边,朱尼尔·杰克逊弟兄。我看见他像那样握手,让我有点想起了雷恩弟兄。多少人认为卫理公会信徒不能领受圣灵呢?你错了。请站起来,朱尼尔·杰克逊弟兄,他和他可爱的妻子在那里。他们是从印第安纳州来的,一个卫理公会的传道人。
3

威尔伯·柯林斯弟兄在哪里?他今早在教堂里吗?你在哪里,威尔伯弟兄?我还以为他在这附近。站在这里的另一个卫理公会传道人,如果你们认为卫理公会信徒不能领受圣灵和重新受洗;柯林斯弟兄,请站起来。那是另一个。这弟兄出自肯塔基州阿斯伯里学院,出身于一个优秀的卫理公会信徒背景。

呐,还有几个跟我一同下来的弟兄。我听见他们说“阿们”,我知道他们在这里,但我看不见他们。弟兄,从杰弗逊维尔我的教会来的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弗雷德,你和汤姆弟兄在这里吗?我相信我听见他说“在这儿”,在这边的角落里,是的。
我们非常高兴介绍这些人。现在我看不太清楚,这里或许有更多我不认识的。我想杰克·摩尔弟兄刚刚讲完了话。所以,这些人是很优秀的人,我们爱他们。
4

呐,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我对我妻子说,我说:“你真应该下来参加这个聚会。”我们相信一场好的老式的五旬节聚会。我们相信,在神的圣灵里自由的地方,所有不同宗派的派别可以聚在一起,作为一个教会,一同坐在天上。我们的分歧在那里没有影响,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我们是在宝血底下,在他爱的团契中。

我想对这群传道人这样说。我从宣道浸信会进入五旬节派,我称赞五旬节派信徒;他们是我的会众;我爱他们。如果我认为还有哪个教会比那个教会更正确,我就会参加那个教会。但我跟五旬节派在一起,因为我认为它是我所看到的最接近经文的教会。如果我知道还有别的教会,我就会跟他们在一起;所以,不是不尊重别的信仰,根本不是。但之所以我想到五旬节派,是因为我认为它比我所知道的任何宗派都更接近经文。
5

这场大会上还有一件突出的事,我注意到了,就是面容整洁的妇女;你知道,没有一点那种叫做化妆啊等等的东西。我不喜欢那样。那对基督徒不合宜。嗯,没错。我喜欢这个。我是喜欢整洁的老式学校,你瞧。我喜欢看到妇女那样,你知道,我不是指……

这不是说别的什么话、说笑话和亵渎话的地方,不是说那些话的地方。但我这样说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说那些话的地方。
顺便问一下,你们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东西的?这个看起来像是从我的教会拿来的。确实像。对吗,教会?这看起来是不是很像老式的讲台?瞧,我想,无论如何,我们在那里传讲的同一个老式的信息通过它传出去了。
6

你知道,圣经中只有一个女人涂脂抹粉;她涂脂抹粉从来不是为了去见神;她涂脂抹粉是为了去见男人。没错。你知道神怎么待她吗?把她拿去喂狗了。所以,当你看见一个女人涂脂抹粉,你只要说:“早上好,狗粮小姐。”绝对就是这样。那很可怕,不是吗?但神对她正是这么想的。她成了平常喂野狗的食物。她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些四处乱逛的野狼,吹着口哨,你知道;他们管这个叫“色狼”,你知道。就是这样,又是狗粮。

我为你们这些妇女感谢神。愿神赐恩典,保守你们望见十字架,远离地上的这些事。总之,我们已经在通往荣耀的路上了。我们是另一个国度的公民。
7

很久以前……我刚才朝会众观看,要看我能不能找到一个人,那是我们的一个黑人朋友,黑人。你知道,很久以前,在南方,人们曾经用他们做奴隶。呐,我是南方人。我想对他们说一件事,我希望我能跟马丁·路德·金谈谈。那人是个基督徒,却不知道他正把他的同胞带进死亡的陷阱,会有几百万的人被杀,瞧?他错了。

我爱我的弟兄们、我的黑人弟兄们。如果我不爱他们,我就不会在非洲和全世界向他们传道了。他们是神的子民,跟我们一样。但我不相信……那人,在这个情况下,只会导致许许多多的黑人被杀。然后就会开始一场革命,而且那里的人永远也摆脱不了这种东西了。所以,他们不是奴隶。他们跟其他任何人一样有同样多的自由。他们,如果他们是奴隶,我也会站在那边。但他们不是奴隶。
8

只是因为他们想上学;他们有学校。让他们上学,没错。

记得那个黑人老弟兄那天上午站在那里,在那场骚乱中。他问民兵他能不能说话。他说:“我从未对自己是个黑人感到羞耻;我的创造主造我是个黑人。但今早我为我的种族行事的方式感到羞耻。那些人正在对我们做什么事?只是善待我们。”
他站起来说:“白人妇女,我不想要白人妇女教我的孩子,因为她们不会体贴我的孩子,不会像我自己种族里的黑人妇女一样体贴我的孩子。瞧那边,看看我们的学校;我们有游泳池;我们的学校更好等等。为什么我们想要上他们的学校呢?”没错。
9

我相信神是神,哦,我是说他是一位多样化的神。他造大山、小山;他造沙漠,造森林;他造白人、黑人、红种人。我们不应该把那个杂交。那样就成了一个杂种。任何杂交的东西都不能再繁殖自己。你们就毁掉了人种。黑人所拥有的一些特征,是白人根本就不具备的。白人总是担心、忧虑;黑人却对他的状况感到满足,所以他们不需要那些东西。

10

但在从前奴隶的时候,他们卖奴隶,人,就像拍卖行一样,就像二手车市场一样。有一个买主过来,走遍全国,他会买走他们,再卖掉他们,靠他们赚钱,就像你对待二手车或什么的一样。

那决不是神的计划!神造了人;人造了奴隶。一个人不是要管辖另一个人。我们是要和睦同居的。
11

这人来到一个旧的种植园。他想要奴隶。“你有多少奴隶?”

说:“一百多个。”
他朝他们看去,刚好注意到,那些人中间有一个奴隶……
奴隶们都很悲伤。非洲的布尔人抓了那些奴隶,把他们带到这里,出售他们。他们知道他们永远回不了家乡;他们知道他们剩下的一生都要在这里;他们永远看不见自己的孩子;他们永远看不见爸爸妈妈;他们一直在这里,他们很悲伤。人们甚至拿鞭子抽他们,强迫他们做工。所以,那些人得强迫他们做工,因为他们不想做工。他们完全崩溃了。
12

这个奴隶买主朝那里看。他发现在这些奴隶中间,有个年轻人。他们不需要鞭打他:他挺着胸,翘着下巴,很会做事。这个经纪人对奴隶主说:“我要买那个奴隶。”

说:“他不卖。”
他说:“他似乎跟别的奴隶不一样。”
说:“是不一样。”
他说:“是什么使他不一样呢?他是管理其他奴隶的工头吗?”
他说:“不,不。他只是个奴隶。”
说:“或许你给他吃的跟给其他奴隶的不一样。”
他说:“不,他跟其他的奴隶一起在厨房里吃。”
说:“是什么使他如此大不一样呢?”
他说:“我自己也总是对此感到纳闷,最后我发现了。在他所来自的非洲家乡,他的父亲是个部落的王。不管他在什么地方,他仍然知道他是一位王的儿子,而他举止就像一个王的儿子。”
哈利路亚!如果你是王的女儿,举止就不要像世人;如果你是王的儿子,举止就不要像世人。我们是,我们知道我们是神的儿女。虽然我们在死亡和痛苦的黑暗世界,然而我们知道我们的产业在哪里。我们是王的儿女;不是一位王,而是那位王。让我们举止像那个。
13

我刚才之所以迟到了,有个埃塞俄比亚女子在整理房间,我注意到她在做一件事。我正想要写下某个圣经主题,作我要传讲的东西。我来讲道不只是要人听一听就完了,我来是要讲一些会对教会有帮助的东西,有造就的。我正查考时,这个女士一直有点不愿走,后来她直接说:“对不起,先生?”

我说:“什么事,夫人?”
她说:“他们告诉我说你是个在神面前蒙恩的人,当你为病人祷告时,神应允你的祷告。”
我说:“他不仅应允我的祷告,也应允任何相信他的人。”
她说:“先生,我病了,如果我请你为我做个小小的祷告,会碍事吗?”
我说:“根本不会。”
我便走到她那里,像这样祷告:“主耶稣,许多年前,当你拖着古旧的十架走上一座沙山,拖着带血的脚印,这血从你的背上往下流。你虚弱的身体那么虚弱,倒在了重负下。有个人站在旁边,名叫西门,是个黑人,他抱起十架,帮你背。这是他的一个子孙,今早生病了。”就在那个时候,事情发生了,瞧?他是全人类的神。
14

呐,朋友们,你们是如此好的会众。我从那边的宣教工场进来,在魔鬼和巫医等等面前。你想他们不会挑战你吗?当你走到他们面前时,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在像那样的情形下,然后来到这里,家庭的火在基督徒中间燃烧,你不知道一个人像这样站着是何等的释放!我希望我可以坐在会众后面,听这些受膏的优秀传道人传讲神的道,我可以举手哭喊、叫喊和祷告。那是何等的……被火温暖是何等的一件事!那是如此美好的事,但通常……

15

我的弟兄们,我有那么多爱我的弟兄,他们请我讲道。因此,我知道,被叫去事奉王,我必须尽我所能努力工作,但我总是因讲得太久而做得过头了。我知道你们正等着吃晚餐,今早从八点左右就一直在这里,在这群人中。但我原想今天下午来跟你们稍微讲一讲,我这里记了一些我想参考的笔记和经文。这么做,我想你们这里有人比我合适得多,有神的呼召,担当这个位子。但我的呼召是为病人祷告,看异象等等。

16

刚才我跟一个人交谈。如果你看了上个月的《生活》杂志,你会在那里看到。你们拿到了那盘录音带。我不是推销录音带的人。但如果你相信我所传讲的道,而且买得起的话,那就买《七印》,先买《先生,是什么时候了》,听听那个,事发前六个月讲的。科学界都感到大惑不解。我站在事发的那个地方,六个月前我告诉他们,将有七位天使以一簇的样式,样子像金字塔,降下来。我将站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北部,将有一个怒吼声震落山上的岩石。坐在那里的弗雷德·索斯曼弟兄,事发时他跟我们站在那里,还有许多人。

17

呐,科学拍下了它的照片,你们看到了,登在美联社上。他们不知道它是什么。有一朵云悬挂在二十六英里的高空,那甚至比水蒸气能形成的地方还高了十五或二十英里。他们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们努力调查。在那里,就在它下面,我站在那里。那七位天使吼出他们的声音,那七印的声音,站在那里。见证人,我们三个人,作为《先生,是什么时候了》那盘录音带上所预言之事的见证人。现在人们在努力研究;它对他们是个奥秘。

一些人说:“去吧,去吧,为什么你不去告诉他们呢?”
那就像天使以那道光出现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时候。我告诉人们:“我一生都看见了那道光。”
教会知道这事;科学知道这事。耶稣基督动一下,万物就都作见证。是的。杂志,如果你想查看它,是背面有洛克菲勒和他新任妻子的那一期。我想是五月份的《生活》杂志。他是神。我们正生活在末日。
18

呐,今早我挑了一些笔记等等来这里,讲讲会对教会有帮助的事,有助于这些传道弟兄,跟这些人全力以赴。我们是弟兄,他们带我来这里,因为他们相信同一个事工。你们在这次聚会期间得救的人,为什么不成为这些相信这种事工的好教会的会员呢?他们,他们相信它,他们支持它。我来,使我们能摊开经文和可能帮助教会的事。

我今早的主题,是我认为五旬节派教会今天的状况是什么。我们正站在什么立场和什么时刻,可能性是什么?呐,让我再引述一遍:教会现在站在什么状况中,摆在前面的可能性是什么?
19

我要读圣经,从中选一个主题,我要从《士师记》16章27节和28节读。

27那时房内充满男女,非利士人的众首领也都在那里。房的平顶上约有三千男女,观看参孙戏耍。28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神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
我想从这里,从“主啊,只要再来一次”取一个主题;愿主给所读的他的道加添祝福。
20

那必定是个明媚的下午,类似我们今天在阿肯色州温泉城的这个营地所享受的。正在举行一个重大的庆祝,但跟今天的庆祝截然相反。大约有三千个非利士人从阳台上往下看着一对进入大竞技场的陌生人,大有尊荣的军阀和他们珠光宝气的太太都坐好了。

像当时一样,哦,有个类似蘑菇一样的东西,房子立在竖起来的柱子上,可能类似现代派的建筑风格,建筑式样。所有这些非利士人聚集在那里,安坐等候这一重大的事件。他们参加这场重大的庆祝,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到了竞技场的中央。他们可能站了起来,要好好地观看即将发生的事件。
21

呐,当我们今天下午坐在这里,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以想象的思维来看看,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上,看看这个场面。我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小男孩,走到竞技场的中央,他牵着一个瞎子的手,走路跌跌撞撞,摇摇晃晃。他们有了许多猴子表演、小把戏等等;但现在到了压轴戏的时间,他们等候已久的事件,当天的压轴戏。前奏结束了,礼堂整个下午都回响着醉酒的狂欢。因为他们正在庆祝他们的鱼神大衮的胜利,胜了耶和华的约柜和应许。
22

我们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那是何等丢脸的一幕!一个异教国家的鱼神,正在庆祝对耶和华仆人的胜利,都是因为这人没有执行他被命定去做的事。在这里,这群异教徒,醉酒、喧闹、珠光宝气、涂脂抹粉的女人,一个摩登的好莱坞庆祝,把主神的仆人带上来,铐着镣铐,参加下午的压轴戏。

童子必是拉着这个脚步蹒跚,浑身肌肉,双眼被剜,头发垂到后背,被捆绑的人走了出来,要给这群醉酒、喧闹的不信者娱乐。他必定是跌跌撞撞地走向柱子,他们要在那里开始这场娱乐。
23

当我想到这个,我想到了一个被神命定、要为神做些事的教会。他容忍仇敌蒙蔽他的眼睛,看不见永生神的道和神的诫命,看不见他被神命定要做的工作,只是成了供那些醉酒、涂脂抹粉、珠光宝气、穿短裤、剪短发的女人和世上男人在隐密场所的消遣。对一个应当在主的大能和力量中发光的教会,这是何等的耻辱!

这对参孙该是何等的羞辱啊!他拥有如此的身躯,神足能而且已经藉着他的身躯证明了神有力量。他从前所拥有的每块肌肉,仍然在他的身上,但主的祝福离开了他。
24

我们可能拥有完整的身躯;我们可能拥有宗派的仪式;我们可能把名字记在纸上,在名册上。但今天我在想,五旬节派教会是不是也处在同样的境地,眼睛被剜,看不见神的道,看不见耶稣受死的目的,叫我们可以围绕神的道和神的事一起团契。

在参孙活着的时候,他被羞辱。当我看到参孙站在那里,那是个象征,象征一个堕落、不道德、败坏的国家和一个道德堕落、败坏的教会。因为他既象征作为一个国家的以色列,又象征本来属于教会的神的能力。我们看到他站在那里,这确实是很凄惨的一幕。总之,他被带到那里,这个童子领着他,他没有眼睛。
如果仇敌能蒙蔽你的眼睛,使你看不见神真实的事,你就会从它上面越过去,却不知道。不管神做什么,藉着他的经文印证,藉着他的能力证明;如果你的眼睛没有向神的事打开,你就会从上面越过去,极其瞎眼。
25

他站在那里。那必定是个惊人的时刻,这些醉酒的士兵、女人,他们手里拿着鸡尾酒杯。我能听见这声音在整个礼堂回响,“这就是参孙,神大能的人,大能的勇士,了不起的战士,”处在这种境地。我能想象,透过那些战士,他们搂着摩登的好莱坞情人站着,她们珠光宝气,是大衮的这个大教会的成员。我能想象他们一些人能记得,因着参孙的名,光是他的名字都让他们颤抖;光是这个名字都给他们带来了惧怕,因为他被神所膏抹。他们许多人都记得这事。

许多站在那里的士兵,都能记得看见他手里拿着驴腮骨站立,一千个非利士人死了躺在那里。这是怎么回事?当驴腮骨碰到其中的一个头盔,几乎是一英寸半厚的实心铜板;嗯,你用一块驴腮骨击中那头盔,那驴腮骨就会碎成几千块碎片。但参孙,身上有神的大能,击倒了一千个非利士人,打破了他们的盾牌,使他们躺在他脚下。我能想象那期间有许多战士逃跑了,站在后面,记得这事。“那就是参孙吗?”
26

他们记得看见他手里的驴腮骨,说:“还有谁想要挨几下这个?”他是个能说话的人;他是个被神恩膏的人。神应许了要祝福他;他拥有耶和华的力量。

哦,毫无疑问,这里有许多人还记得教会拥有大能站立的时候,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各种的宗派,一个跟另一个争斗。过去整夜的祷告会再也听不见了。街头聚会绝对见不到了;它们过时了。然而,我们还有架构;我们还有框架,但行神迹的神在哪里呢?坦白地说,许多人否认神迹,许多人甚至否认神的医治。
27

就在这个州这里,我遇见一个教会的人说,他有个大教会。当我(我和摩尔弟兄)在这里时,我想要找一些座椅,放在温泉城兵工厂。一个五旬节派的人说:“我甚至不会让……”他不借给我椅子。他说:“我不会让任何相信神医治的人坐在我的椅子上。”那不但是在这里;到处都这样。怎么回事?偏见,因为主办方和别的组织,忘了我们是藉着出生成为神的子民。参孙也忘记了那个。但我记得。

28

我猜,参孙站在那里时,有一些人记得那天晚上在迦萨,这人竟然能扛起迦萨的城门,背在肩上,当时他们想要围困他。

你无法围困神的恩膏。没有组织能约束它。神拯救他所呼召的人。“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来。”
瞧,他们以为他们围困了他。但他扛起城门,背在肩上,走出去了,上了山顶坐下。重达几吨的大铜门,一个小个子就把城门从石头上卸下来,拆了它们,背在肩上,背着它们走上山,当有任何东西挡在神的路上的话。
29

在那醉酒的喧闹中,有许多人能记得参孙的那些事。但今天是怎么回事,他不行啦?参孙站在那里,但主的灵不再降在他身上。他没有受膏;因着一个引诱他离开主诫命的女人,他被剥夺了这个能力。

我想知道,今天,那是不是类似我们的教会,瞧?女人在圣经中代表“教会”。我想知道,我们有没有听从其它宗派的引诱,试图教育我们的传道人拿到文学学士学位,让我们的会众可以说:“我们的牧师有文学学士、神学博士或文学博士。”我想,我们是不是落入到了一种狂热当中,试图建一个比卫理公会或长老会更好一点的教堂?在宣教的事上,如果有神的灵在我们身上,那会好过现在这种境况。我想我们是不是在让人们改变信仰,从一个信仰改到另一个信仰,试图使我们的组织成长?我们有了庞大的架构,但主的灵在哪里呢?
30

参孙站在那里,被一个女人剥夺了。当他站在那里时,他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他有时间仔细想想。

我希望教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对你来说什么更重要呢,是再加一百万,还是神在你魂里更深的祝福呢?我们查考了……
我可以讲许多我匆匆记在这里的有关那些首领的事,和参孙所做的事,他们正在想的事。
现在,我们来看看参孙。你认为他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呢?他赢得了多少的胜利,当主的灵降在他身上时他行了多少的大事!他知道他拥有每块肌肉,但主的灵不见了。
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教会。不要试图加入最花哨的教会,最能说会道的一群人。你要持守基督,主的灵在那里。
31

当时,他必定想到了神赐给他的伟大胜利,想到他的双眼还是睁开的那些时候,他能看见神的应许。但现在,自从他被这种东西抓住之后,他的双眼被剜了。

今天,那么多的人被掳到了精神幻觉里,从来不想查考经文,看它对还是不对。另一些人试图说:“那没有任何关系。”
在《使徒行传》19章,保罗认为它有关系。他说:“若是天上来的使者传讲另一个东西,他就应当被咒诅。”瞧?看到吗?是有关系。
32

呐,我们看到参孙站在那里,他想到从前他为神的国所做的事。神怎么……他辜负了神,他辜负了神的百姓。是的,先生。神将他兴起来要毁灭那国,现在他却成了那国的囚犯。

我想在这里慢慢地讲一会儿。五旬节派,你们知道我爱你们。当我到你们那里时,杰克·摩尔、理查德·T·里德、G·H·布朗弟兄、本·彭伯顿弟兄和其他了不起的人,我发现了你们曾经拥有的东西,似乎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点,甚至我们就像手套适合手一样;我跟你们合得来。我甚至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教会,这么一群人,已经准备好要领受我所相信的这个信息。我仍然是伯兰罕弟兄;我仍然是你们的弟兄,我爱你们。
但你们意识到吗?神兴起你们去反对的那东西,你们已经向它投降了。几年前,神把你们从那些组织里领出来,使你们成为一群子民,你们却转过身,把神领你们出来去反对的东西又组织了起来。
33

我挑战任何人指给我看,历史上哪个地方,自从教会最初组织起来,即罗马天主教会,在老底嘉……哦不,是罗马的尼西亚,天主教会组织起来,成为一个组织。从马丁·路德这边起,哪个教会……

神赐给马丁·路德称义的启示,但路德一离世,他们就从中成立了一个组织,然后就堕落了。他之后又来了卫斯理、阿斯伯里等人,当他离去后,他们又从中成立了一个组织,然后就堕落了。亚力山大·坎贝尔来了,它因组织而堕落了。约翰·史密斯来搞出了浸信会,它堕落了。每次当人试图组织一些人造体系的东西,它就堕落了,从未再兴起过。历史上,任何地方,哪个组织起来的教会不是堕落的?每个都堕落了,从未再兴起过。
34

以色列人作为预表,是要跟随火柱。每天晚上他们必须准备好,不是要组织起来,坐在这里,而是要随火柱前进。

那是神要他的子民做的事,随圣灵前进,与时俱进!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已经有了各种的雨、里面的雨和外面的雨。”你们都很聪明。我不管那是什么样的启示,看起来多么好,如果它不是按照神的道,那就别管它。这是经过旷野的蓝图,是主的道。
35

但今天教会站在这里,五旬节派教会,大约有二、三十个不同的组织,每个都称别的是这个、那个或别的,“秃鹰窝”等等。何等的丢脸!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神才把你们从那些宗派中拉了出来,但你们却又转过身跟他们行同样的事。那绝对是参孙所做的事。神把参孙兴起来要毁灭那国。神将你们兴起来成为一群子民,不是成为一个组织。

36

当神让以色列人从埃及启程时,他们到应许之地只有大约十天的旅程,大约四十英里。可他们却在旷野呆了四十年,为什么?恩典为他们的罪给他们提供了一只羊羔,割礼的记号,火柱作见证人,摩西作先知。恩典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但他们却想要一些事来自己做。

他们几乎不知道,当米利暗拿着手鼓跳舞,以色列人跟她一起跳舞,摩西在灵里唱歌,他们离全备应许之地只有十天。他们根本没想到,四十年里,他们的尸首将烂在旷野。是什么造成的?以色列人做了他所能做的最草率的决定,他接受了律法而不是恩典,他们想要立一些主教和他们自己的东西,他们非要亲自做一些事才能进去。神在他们中间,带领他们。
37

那正是五旬节派所做的。神启示了圣经中一些新的东西,然而他们却称之为新论点,或其它的什么东西。但当神启示一样东西,他们不是接受真理,用圣经检验它,反而抽出来建立一个组织,分开自己。于是出现了这个、那个和别的,五旬节派教会,现在你被败坏,被束缚在组织的枷锁里。神把你兴起来要毁掉的东西,现在你却像他们一样组织了起来。在每个组织里都有敬虔的男人、女人;那是真的,每个组织都有。

我们每个人都犯了罪。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都犯了罪,我们每个人都是,你们一位论的、二位论的、三位论的,不管你是什么。何等的丢脸!你们给耶稣基督带来了何等的羞辱!给五旬节的名带来了何等的羞辱!他们带来了那么多的羞辱,最后它几乎成了一个可耻的名号了。人们几乎不想跟那样的一个名有关联了。那是因为你做了你不该做的事。今天我们本该继续跟随主的命令,成为神的一个伟大的整体,迈向胜利。
38

参孙让一个女人引诱他离开了神的道,现在他成了给魔鬼耍把戏的。没错,是的。

今天正在发生同样的事,让耶洗别,“淫母。”《启示录》17章说她是“淫母”。呐,如果她是淫妇,就是一个,就是一个对丈夫不忠的妇人。她宣称基督是她丈夫,却不靠他的命令生活。
别的教会在做什么?妓女是什么?跟另一个是一路货色。是什么?对神的道犯了奸淫。她是淫母。让那个耶洗别的教义等等,因为一群有知识的人想要聚在一起,组织某样东西,好让他们自己能有大名。那教会站在那里,分割了弟兄之爱。哦,今晚是何等的丢脸!
那是何等可怕的事,属灵的瞎眼!“哦,”你说:“瞧,我属灵上没有瞎眼。”行为说得比言语更大声;因为你在那些事上绊倒,就证明你瞎了,瞧?
39

呐,记住,这磁带录音了,要传遍世界。瞧,我说的不是这里,但这录音带要传到十七个不同的国家,传到丛林,传到各处。

属灵的瞎眼!向什么瞎眼了?神的道,神的真理。你的组织不让……
那些优秀传道人来见我,说:“我相信那是真理,伯兰罕弟兄,但如果我传讲那个……”呐,就是这样。“如果我相信那个,瞧,人们就会……”
我不在乎人们说什么;我不在乎组织说什么;而是神所说的才是真理。如果它是神的真理,神必支持它。当你们互相受荣耀时,还怎么能指望有信心呢?瞧,那就把你的信心拿走了。
40

从宗派以外生的五旬节派,又回到了宗派。五旬节派不是在宗派里生的;它是在宗派以外生的。撒但的诡诈又拉你回到宗派里面了,你所出来的地方,“正如猪回去打滚,狗吃它所吐的。”呐,看看他们,被打败了!

我们应当已经在应许之地了。耶稣基督应当在我们中间备受尊荣,以至这里没有任何的疾病。哦,它将多么荣耀!
不应该有剪短发、穿短裤的女人;不应该有结过三、四次婚的男人在我们的教会里做执事。别跟我说在五旬节派里没有这种事;肯定有。但那是因为社会声望。不应该那样,但却是,为什么?因为宗派的拉动、政治的拉动、金钱的拉动,而不是跟道一致。弄走某个宝贵的弟兄,把某个人放进去,因为他在城里的社会地位高。
我要一个在荣耀中有社会地位的人。即使他不知道他的ABC,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知道ABC代表什么吗?Always Believe Christ(永远相信基督)。没错。你们要学那个。
41

不久前,有人来见我,说:“伯兰罕弟兄,”一个非常……地上最有名的五旬节派传道人之一,他把我接到他的房间,说:“我要为你祷告。”

我说:“我没有生病。”
他说:“我爱你。”
我说:“这也是我对你的感受。”
他说,告诉我说:“为什么你不停止跟那些女人讲剪短发等各种的事,讲教会的事呢?那不是你的事。”
我说:“那么,那是谁的事呢?”
他说:“以后,你将只能对着一堆柱子讲道了。”
我说:“我宁愿那样做,传讲真理,也不愿跟魔鬼妥协,”瞧?看到吗?
他说:“伯兰罕弟兄,神不是呼召你为病人祷告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人们相信你是个先知。”
我说:“哦,那么,我从未那样说。”
他说:“但他们那样相信你。如果你是个先知,为什么你不花时间教导人们如何领受属灵的恩赐,如何医治病人,如何做这些事,得到属灵的恩赐,帮助教会,而不是一直站着冲女人叫嚷,冲男人叫嚷之类的事情?”他说:“瞧,为什么你不由他们去?为什么你不教导那些人比剪短发等等更大的事,而由他们去呢?”
我说:“他们连自己的ABC都不知道,我怎么能教他们代数呢?没错,让他们先学习他们的ABC。”
42

一个老传道人去,在复兴会上传讲称义,第二个晚上、第三个晚上、第四个晚上、第五个晚上都是一样。执事们叫他出来,说:“牧师,你不是只知道称义的道吧?”

“哦,肯定的。但让他们都先得到称义了,然后我们再传讲别的。”没错。
哦,巴不得你们能回到根基上!参孙站在那里,被打败了。
瞧,我们可能更加美丽,可能是那样的。但这就像那天我走在路上,看见一个大牌子,写着:“冯克牌杂交玉米,”说到那玉米有多好!但它没有益处。它毫无益处,正在杀死这个国家。你读一下有关它的事,《读者文摘》说:“如果女人继续吃杂交的牛肉和玉米等等,二十年后她们就生不出孩子了。”这东西里面没有益处。
43

杂交的温室植物是什么?如果它不是原本的植物,你就得一直给它喷药,把它上面的虫子赶走。虫子会吃掉它的。但如果这是原本的植物,你就用不着给它喷药。一棵健康的植物,虫子根本不会爬到它上面。

那就是问题所在,你必须一直在教会里哄着人,“荣耀归于神,姐妹,”瞧,你是个杂种,你是以别的方式被领进来的。
你把那杂交的玉米种下去,你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它不会生成任何东西。
今天的教会美丽;那是真的,教堂比任何时候都大,你传讲的会众比任何时候都多,传道人也比任何时候都更有知识。以前的人是从玉米地里出来的,是神在扫帚草丛中呼召出来的。但现在你送你的孩子去学校,把他们变成了孙子,拿着哲学博士和文学博士回来。甚至今天一个五旬节派大教会,在他们差遣一个人去宣教工场之前,他必须站在精神病医生之前,看他的智力是不是足够。想一想!
44

在五旬节派里,条件不是智力测验,而是五旬节那天降临的圣灵测验。那对今天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罗马天主教会最初是原本的五旬节教会吗?它用了两千年堕入到它今天的境况。如果这个五旬节派组织继续五十年,它将比天主教会更糟。没错。罪恶在到处堆积!现在你可能认为我不……你可能认为我疯了,但我知道我在哪里,瞧?这是真的。你等着瞧吧,是的。
45

杂交,杂交的玉米,导致女人臀部变窄,肩膀变宽,等等。

进化论过去告诉我们,在进化中,某些动物聚在一起,繁殖了不同的东西、不同的东西,最后出现了人。他们继续探索,最后推翻了自己的理论。
你们这里的农夫,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是什么生出骡子的?它是世上最糟糕的动物;它是个杂种。它一开始就没有头脑。你无法教它任何东西。它一生都在等候,要在死之前踢你一脚。你无法告诉它任何东西。怎么回事?因为它是个杂种。
46

这让我想起了一些所谓的杂种基督徒。你想跟那头老骡子说点什么,他只会竖起耳朵站着,喊,“呃!呃!呃!”瞧?他只知道叫唤、乱来。你无法告诉他真理,无法教导他任何东西。这些人就是这样。告诉他关于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呃!呃!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叫唤一些我们学到的神学。那是个杂种。

圣灵会对神的每个命令喊“阿们”;而那是神学院之类的灵在他里面叫唤。如果它是圣灵,就不会乱叫反对神的道,它会喊“阿们”,瞧?
47

你知道,我认为骡子是无知的。但你知道吗?它说不出它爸爸是谁妈妈是谁。瞧,它爸爸是头公驴,妈妈是头母马,但它无法繁殖回去。它完了。

杂交植物无法繁殖回去。你拿白色的紫罗兰和蓝色的紫罗兰,培植出粉红色的紫罗兰;把它种植两三次,它要么出来白色的,要么是粉红色的,瞧。
瞧,这证明它们不是那么来的。神说:“万物都要结出自己的种子,”它仍然保持那样。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不是一只猴子,瞧?那太疯狂了!
注意,你知道骡子的无知。但你知道吗?你无法告诉它任何东西;它顽固。
但我认为一匹真正纯种的马,哦,它知道它妈妈是谁,爸爸是谁。它是有血统来源的。它知道它的祖父等等,因为它有一个家谱。
48

对这些杂种的、所谓的基督徒也是这样。“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瞧,我们长老会,我们卫理公会,我们某某某,不相信这个。我们三位一体论的,我们某某某,我们不信。我们不做这事。”瞧,你不知道你站在哪里。

但一个真正重生的、有血统来源的、从《使徒行传》来的基督徒,清楚地知道他站在哪里。他是从圣灵生的,这是他的血统。他是从神的枝子来的,每次都会产生同样的事。
难怪教会美丽得多。但出了什么问题?把圣灵赶出去了。它把自己跟世界结合了。让女人穿短裤,弹钢琴,让她们涂脂抹粉;让男人结四、五次婚,还占着位置。他们经历的各种各样的事,绝对是经文说过的事。教会就像参孙一样被打败了。绝对是;是的,先生。
49

哦,正如参孙所想的!我可能……我不想留你们太久;我要跳过其中的一些内容。参孙必定站在那里,想到了他的错误,他本来可以在哪里!

记住以色列。请你们原谅我一会儿,我要回头讲讲以色列吗?你知道当他们在旷野建立组织时,那四十年他们做了什么吗?没有继续走下去,被火柱即主的天使也就是基督带领,没有继续走下去,跟随他。大约十天后,他们就会到达全备的应许中。但你知道吗?圣经说:“他们在旷野徘徊。”
50

他们来到了加低斯·巴尼亚,即审判座,当时探子回来,讲到那地。他们说:“我们不能夺取那地。”

迦勒和约书亚说:“我们足能夺取那地,”因为他们仰望的是神的应许,而不是当时的环境。
“没有一个组织,我们就不能有一个教会。”瞧,你没有看神所说的话。没错。
他们做了什么?神祝福了他们吗?肯定的,肯定的。他们四处徘徊。他们娶妻;他们种植葡萄园。他们生孩子,人数增长。他们在旷野做得不错。没错。但他们仍然不在全备的祝福中。
51

当所有那些成立这个大组织,被称为“老战士”的人,是的,神让他们呆在旷野,直到他们每个人都死了。然后神兴起新的世代,在约书亚的带领下,他相信道,把他们带到了应许之地。

神啊,愿这个五旬节派年轻的一代得到异象!瞧,他们继续往应许之地去。我们本该去到我们拥有神各种恩赐的地步。
我们说方言。没错。那是好的。丝毫不反对这个。摩西过了红海;敌人在他后面被杀了。我们欣赏这个。但那仍不是事情的全部。
当人们站在外面,透过窗户向你们的爸爸妈妈开枪时,他们在灵里跳舞,他们丝毫不会想到他们的孩子会走到这个地步。但它的确是。
但现在有新的一代出现了。参孙的头发长出来了,看到吗?
52

注意!决不要让大利拉再把你骗进类似这样的事中。要远离它。那是咒诅你的东西。你被兴起来是要谴责它。我竭尽全力要做这事,尽管我是独自站立。但我竭尽全力坚持神的诫命。我看见教会站在那里,被剥夺了神的能力,被剥夺了祝福,被剥夺了恩赐。

神必把他的恩赐浇灌下来。他们说,他们说:“那是读心术,是心灵感应,”他们本来应该接受它,瞧?“哦,他现在去到了一位论那里。不,那是,那可能是,哦,他们是这个、那个或别的。”瞧?哦,巴不得你知道你的日子!不要错过它。这是在基督里联合的时刻。注意。
53

参孙站在那里,想到了他的错误,他所做的事。呐,你晓得是什么导致他成为那样的吗?敌人把他的眼睛剜了。

那是一个组织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把你的眼睛剜掉,看不见别的团契,只有你们自己的团契。阿们!我可以在那里说许多的事,但我不想说。但你们,如果你有属灵的眼目,你就知道我在讲什么。它会把你的眼睛剜掉!只有你和你的团体;如果你是个卫理公会信徒,你就只是卫理公会的;如果你是个浸信会信徒,你就只是浸信会的;如果你是个长老会信徒,你就只是……如果你是一位论信徒,如果你是二位论信徒,如果你是三位论信徒(他们还有很多),瞧,你就只是那个,“其他的都不行。”
54

在葛培理早期的日子,浸信会有一个口号,四十……“44年,再多一百万。”你得到了什么?一群抽烟的、加入教会的伪君子。

当葛培理自己,我在他的早餐会上,他说:“你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吗?这是榜样。”他说:“我要进去。”他说:“圣徒保罗进了一座城,他得到了一个悔改信主的。一年后他回来,那个悔改信主的产生了三十多个。”他说:“我进入一座城,六个星期得到了三万个决志的,六个月后我回来,三十个都找不到了。”[原注:磁带空白。]
呐,我佩服这人的勇气,但我想问他一个问题。“谁接管了保罗带领悔改信主的?是哪个懒惰的牧师?”那是怎么回事?保罗跟他呆在一起,直到他完全是神的孩子了,从圣灵重生了。保罗远远地把他带进了基督里,以至他不可能再回头了。
55

他们只是走上来,可能加入教会,甚至说方言。我相信说方言;我相信圣灵说方言。但我知道并不是所有说方言的都有圣灵,瞧?我见过巫医说方言,从人的头盖骨里喝血,求告魔鬼,说方言又翻出来。那个“不隔音”。不,不是。是在你里面的基督的生命,果子自己作见证,是的。但我们停留在那个上面,“如果一个人说方言了,就是这样,就让他进来。”看看你们今天得到了什么,瞧?说方言,那是真的,但不都是真理。

就像那黑人吃了一片西瓜,他说:“摩西,你喜欢吗?”他说:“很好吃,老板,但肯定还有一些。”
如果我能说方言,它肯定还有一些,瞧?但我们做了什么?就像以色列,停留在那一件事上,在旷野徘徊了四十年,仍未得到剩下的东西,没有去到应许之地。那绝对是我们做的事。
56

参孙站在那里,(我必须快点),他一定是回顾过去,想到了那一切事。他在那里,他被兴起来的原因,他瞎了。他高大的身躯还在那里,他身体的大组织,一座肉山站在那里,他硕大的肌肉,却没有力量。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从前,五旬节派在全国大概才四、五百人,今天它是世上成长最快的教会。我们在收获什么?一群会员。照我们现有的大框架,我们本该比我们开始的时候结实一万倍;但我们却比我们开始时软弱一万倍,因为我们是建造在无底的根基上,建在组织上,在神所咒诅的东西上。我们怎么能在所多玛和蛾摩拉烧焦的废墟上建造教会呢?
我希望你们不恨我,但你们安静坐一会儿,听我讲,瞧?
他不能这样做。神所咒诅的,他已经咒诅了。那么,使我远离神所咒诅的任何事。我想要神在祝福的事。是的。
57

注意,参孙站在那里思想。军阀们半醉着站在那里,“我记得那个了不起的人;我记得他手里拿着一根驴腮骨站着;我记得他把迦萨的城门扛起来,走上山顶;我记得那一切事。当那头狮子向他吼叫时,那个小个子的家伙,神的灵降在他身上,他就用手把那狮子撕成两半。现在他站在这里,被绑住了,由一个小童子领着他到处走。我们的神,鱼神大衮赢得了对他的胜利。”

58

就是这样。世界已经偷偷地爬进了教会,赢得了胜利。它脱掉了我们女人的衣服;把一个欲望放在人们的心里,呆在家里看电视而不去教会参加祷告会。爱世界的心已经偷偷地爬进来了,蒙骗我们的五旬节派教会,上了通往地狱的直通车。

欲望和信心?让一个人经过祷告队列,让他看见所发生的事;第二天晚上,他们又回到原样了。亚伯拉罕的后裔?信心不在那里。它本该在那里的,但却不在。当你……
59

神曾经告诉亚伯拉罕,他仰望了二十五年。不管等了多久,我都能听见他对撒拉说:“到那里去,你六十五岁了。去买一些婴儿用品,买一些针线,做一些尿布。我们要有孩子了。”

“你怎么知道你要有孩子呢?”
“神那么说了。”那就解决了。
首先,瞧,撒拉的更年期大约过了二十年了。从她大约十六岁的时候,亚伯拉罕年轻时就跟她生活在一起。这没有任何影响;没有看那个;没有考虑那个。他考虑的是神所说的话;与一切的不信分离,去到旷野。
那就是今天的麻烦。你跟不信的组织打交道,而不是从世界上的事中分别出来;你想要看到你能骑到离罪恶的边缘有多近。要看你能远离它有多远。
60

但就是这样。第一个三十天或二十八天过去了。现在是一群混杂的听众,你们大人知道我在讲什么。“撒拉,亲爱的,你感觉如何?”

“丝毫没有两样,亚伯拉罕。”
“荣耀归于神,不管怎样我们总会有孩子的。”
“你怎么知道?”
“神那么说了。”
十年过去了。“继续把那些针线和所有的婴儿用品放在那里。”
他的一些朋友走过来,“亚伯拉罕,多国之父啊,你有多少个孩子了?”
“荣耀归于神!此时还没有,但我会有的。”
“你怎么有呢?瞧,你九十岁了。”
“没有一点关系。跟二十年前它发生了相比,现在是个更大的神迹。”
但今天,“昨晚我接受祷告了;今天我感觉一点也没好。”亚伯拉罕的后裔吗?
出了什么问题?你被剥夺了。你的教会纤维仍在那里;你的组织跟卫理公会或浸信会一样大。你一直在建造这个纤维,但那个真正的信心在哪里呢?哦,你拍手,叫喊,唱歌,跳舞。嗯,我在许多医生、巫医的聚会上见过那种事发生,看见他们拍手、说方言、翻方言、跳上跳下。天父有同样的事。那不是我所讲的。
我讲的是真正的信心,能打开神的应许,站在那里,使圣经的事活出来。
61

回教徒,我见过他们俯伏在街上,叫喊:“安拉!安拉!安拉!”最后他们神志到了一个地步……我和比利·保罗站在那里,见到一个人拿一把剑刺入他的心脏下面,医生从这边倒水进去,从另一边流出来。看见他拿一把像矛一样的东西,穿透他的嘴唇,一直穿过鼻子,甚至不会流出一滴血。把签子刺入指甲底下,叫喊:“安拉!安拉!安拉!安拉!安拉!安拉!安拉!安拉!”像那样。一个回教徒,藐视耶稣基督的思想;他没有圣灵。没有,没有,但他有感情。没错。我们……

基督信仰不完全是感情。异教能制造跟基督教同样多的心理学;但那不是真理。我们要真理;基督就是真理。
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固定了自己,所以我们现在像参孙一样站着,他站在那里思想他本来可以成为什么。我想,今天教会应当跟我一同站着思想一会儿,如果这些事没有这样做,我们本来可以成为什么。我们本来可以成为什么?
62

接着这个临到了他的脑海,某件事发生了。我相信是神做的。哦,巴不得它能发生在这个营地!“有一个可能。”有一个可能。神正在赦免。有一个可能。

我们没有时间久留在这里。我们的时间正在流逝。普世教会联盟正在接管这个国家。它将跟天主教联合。在那里已经有一个人了。
真希望我有时间讲讲这个,指给你们看这个国家正好像以色列。他们进入一片陌生的土地,赶走原住民,承受了那地。那正是我们所做的。以色列,他们有第一个人,了不起的人,像约书亚这样的人,像大卫这样的人,像所罗门;但最后有一个人来掌王权了,一个亚哈,反叛的人。我们有了不起的人,一位华盛顿,一位林肯;但现在他们做了什么?我们为了自由来到这里的目的,你们已经把它放在白宫了,因为你们对你们的政治考虑的比对基督考虑的更多。绝对没错。
63

记住,在那个时候,所有的传道人都妥协了。耶洗别是领袖。听着,亚哈本人是个很好的人,但耶洗别是脑袋后面的脖子;她是那个做这事的;她是个反叛的人。我没有任何事反对那个人作总统,但那是背后的那个耶洗别的体系。你们看不到吗?这些教皇等人现在进来了,一个不认识约瑟的人正在兴起。首先你知道,我们此时正在要求新教跟它合并,每个组织都要进入普世教会联盟,你们被困在那里了。

我们正在靠四十年后所缴纳的税钱生活。这个国家破产了。它在哪里了?谁有钱?我们没有钱。我们的债券没有用。我们必须有黄金。谁有黄金?天主教会。他们会做什么?在这些威士忌大亨,所有这些大的股票持有人,大股东放弃这些之前,他们肯定会出卖自己,教会将借钱给这国家。它将来所做的事,就是把它的长子名分直接出卖给天主教。那么,我们要做什么呢?那是世界的黄金、他们和犹太人,那是他跟犹太人立的约。
瞧,你们圣经读者可以在你们的教会里教导这点。你瞧,我只是告诉你们我相信同样的事。
64

它必须那样成就,我们那里现在已经有了。就是这样,组织,兽的印记在我们头上,正像第一个兽;给它立的像,普世教会联盟,联合一个能力。他们给兽立了一个像,让它能说话,跟它前面的第一个兽做同样的事。全都被控制了!哦,孩子们!

几点了?“有可能吗?”参孙站在那里说。几点了?“有可能吗?”参孙刚好想到:“那位伟大的神!他是无所不能的,他是永恒的神。我看到了我的错误;我要悔改。”他哭求。
我们也有可能做同样的事。他们那个时候……今天看不到异象,像参孙一样。巴不得我们能看见一个可能的异象!现在就从这里开始!一个可能,瞧。
65

他们只是坐在那儿,拍手,猜测会有什么出来。总有一天,到时候你会发现,你什么都没有了。有很大的聚会,闪光的世俗之事,“哦,我们想,瞧,你知道吗?我们比从前有更多的会员;我们可以建造几十亿美元的建筑,比从前有更多的钱,比某个新教或其它教派有更好的教堂。哦,天哪!学问,瞧,我们带我们的孩子去学校,建造新的神学院让他们进去。”

我现在告诉你。一个有教育却没有圣灵的人,他所得到的每个学位都带他更加远离神。没错。你说:“我有文学学士学位。”那么,你就是比过去又远离了一些。能分裂原子,却绊倒在他们一无所知的草叶上。你们听过古话说:“愚顽人穿带钉的鞋子,走天使都不敢走的路。”没错,学问,但它带不来圣灵;它带不来耶稣基督的工作和生命。
66

麻烦是,今天的教会不像参孙。他们不愿付上代价。参孙祷告对了,他祷告说:“主啊,让我与仇敌同死。”他知道那要让他付出一些东西。他知道那要付出一些东西。那要你付出一些东西,要我付出一些东西:你的社会声望,你在宗派中的位置和地位。“主啊,那么,让我死吧。我明白了你的目的。”他知道他要付出一些东西。你必须准备向你的仇敌死去,才能进入神的祝福中。参孙愿意付出代价,来得到神的能力降在他身上。他愿意这样做。你们呢?

你愿意牺牲你的电视节目吗?你知道,我们去看电影过去都是错的。但现在魔鬼把电影塞给你了,把电影带到你家里跟你在一起了。没错,瞧?
67

我过去到一个卫理公会老传道人那里,他们唱一首歌:

我们放下栅栏,我们放下栅栏, 我们跟罪妥协,我们放下栅栏,绵羊出去了, 但山羊是怎么进来的呢?
你们放下了栅栏,就是这样。
哦,我听见有人说:“呐,等一下,伯兰罕弟兄,我们有复兴!”是的,是什么呢?宗派的复兴。没错。看看你的道德和分歧。那是复兴吗?是一个破碎的时候吗?是大家能联合在一起进行团契的时候吗?如果你的组织在里面,“那就没问题。”越来越远离神的道,没错,立新的主教等等,瞧?
68

参孙知道他目前堕落的境况无法产生挑战那个时刻的力量。

男人女人们,我的弟兄姐妹们,让我这样说。教会处在它目前宗派的境况里,也无法产生力量来挑战这个时刻,这个时刻的呼召。男人女人想要神,有诚实的心。你可能离开一位论去二位论;你可能离开二位论去三位论;你可能做所有的这些、那些或别的;你只是拿着教会的介绍信从一个教会去到另一个教会,我简直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就是个幼稚的孩子。没错。这样你是得不到的。我们堕落的力量,无法迎接这个时刻的挑战。宗派不会接受道的印证。
69

耶稣基督,正如我昨晚竭力告诉你们的,在末日应许了这事。他应许了要让它在这里。你们根据圣经知道这点。十五年,我来来回回穿越这个国家,他们却越来越糟。没错,瞧,他们不想要。

他们说:“瞧,呐,他跟一位论的交往,”或者,“他跟三位一体的交往。他做这事、那事或别的。”我们在每个组织里跟基督交往,竭力……
但神看顾这事,让他们看到它。真正的信徒就像昨晚讲的那个小妓女;当光一闪过她的道路,那生命的种子躺在那里,她相信了它。就是这样,马上就迸出火花。当时有几千人站在那里,取笑它,而那妇人不是。她知道那是弥赛亚;她知道那是应许,弥赛亚来的时候,必做那事。
70

我想,巴不得我们知道同样的事!我们在我们的组织中被包裹得紧紧的,甚至禁止我们去看。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看杂志、照片和世界上肮脏的污秽,而不是读你所该读的圣经?“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男孩们,成了一群小里基和里基达,你知道是这样的,一群开着改装的高速汽车之类的人。你在哪里找到一个五旬节派男孩?在街上,开着他改装的高速汽车。你在哪里找到姐妹?在某处的小卖部里跳摇滚舞。你在哪里找到爸爸妈妈?爸爸在外面打高尔夫或跑到那种的场所,妈妈在她加入的某个会所,缝纫协会或什么的。他们本该在圣灵的带领下,再次拿出圣经,聚在家里。我们漂流到了那种地步。不是批评,只是稍微摇动你一下,使你明白,瞧。
71

一直以来,哦,我得结束了,非利士人从未注意到正在发生什么事。有一件事正在发生,因为有样东西开始进入参孙的心里,“有一个可能,”瞧,他往后摸,看头发是不是还在那里。

一些女人现在很难做到这个,而她们知道应该有长头发。但看看主的应许是不是还在那里,看看他是不是还使……往后摸,看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不是一样的。
他摸到了头发。他知道有一样东西。他抬起头,他没有了眼睛。非利士人没有注意到泪水从那对空空的眼眶里流出来,泪腺让泪水流下来。他的头昂着,嘴唇慢慢动着,泪水从那对瞎了的眼眶里流下来。他在悔改。他知道耶和华仍然活着。虽然他错了,他知道耶和华仍是神。泪水从他的脸颊往下流,他站在那里。非利士人醉得太厉害了,没有注意到这点。
72

如果你的教会会员,你在教会里的同事没有注意到这点,你只管继续祷告。他想要再看见一次,神的道彰显在那群瞎眼、醉酒的异教徒、不信者面前。如果那是今天教会的饥渴,就是要再看见一次老式的、神所差遣的复兴,从讲台一直到看门的,一场老式的清扫,一场老式的复兴,带着神的能力,从里到外彻底洁净一个人的福音;像枪管一样笔直,老式的,不加修饰、纯净得像蓝天,击杀、除灭罪的宗教,从你身上除掉一切的好莱坞,这是给那些感兴趣之人的。

他在那里祷告。不是一个新的宗派,新的信条;而是道的印证。“主啊,你曾经降在我身上,你再给我一次力量。巴不得我有那力量!我已经有了肌肉,但它们没有力气。”
73

我们有了会员,但他们软弱。他们爱世界上的事,过于爱神的事。你说我是所有的……哦?看看众教会,找一找。不要试图否认它。你的行为比言语更有说服力,瞧。哦,是的,有了更多的会员,更大的肌肉,但主的力量在哪里?你的大肌肉无法迎接这个时刻的挑战,被提的信心要在审判临到地球之前带教会脱离这些事。

审判就要临到了。我要说,正如我的朋友杰克·摩尔说的;如果神让美国靠它现在所做的事蒙混过关,他就有义务叫所多玛和蛾摩拉起来,为焚烧它们而道歉。是的!审判近了。
74

神啊,从我身上除掉所有的世界;赐给我信心迎接被提,主啊。因为两个人在床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人在汽车座位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它会在一刹时发生。

你说:“伯兰罕弟兄,是什么时候呢?”
你可能会批评这点。说一下没问题吧?[原注:牧师们说:“只管说吧,弟兄。”]让我在这里提一件小事。有一天你会发现…………
你在那里会说:“哦,我被教导说主来之前会有这事、那事和别的事发生。会有大灾难时期,我们要经历大灾难。”瞧?
75

你知道,有一次耶稣被问到一个问题。门徒说:“为什么文士说以利亚必须先来?”

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以利亚已经来了,你们却不知道。”
有朝一日,你们会说:“哦,我还以为教会要离去,必须做这事、那事和别的事。我还以为会有一个被提。我还以为……”
瞧,那将是一个秘密的提走。如果主在温泉城取去一个,在别的地方取去一个,在这里取去一个,在那里取去一个,然后加入几百万从地里复活的人。每天世上至少有五百个人失踪,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瞧,被提是由所有与神和好、在尘土中睡了的人组成的。
他们会说:“哦,我还以为被提要发生。”
“它已经过去了,你们却不知道。你们被撇下了。”瞧?
“哦,一切都要……”是的,先生。
被提是一个秘密的到来,来偷走。就像我那次读的书(叫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主在夜间来,那时人都在世俗中睡着了,教会都在世俗中。突然间,喊声来了,他们就走了。
76

听着,你们已经在基督徒商人团契的《全福音商人》中听过,说:“哦,你知道,某某圣父牧师!长老会开始要领受圣灵了;路德派开始要领受圣灵了。”

你们一群睡着的人!你们难道不知道吗?耶稣说:“当那睡着的童女去买油时,那正是新郎来的时候,新妇就进去了。”记住,他们没有得到圣灵!对不对?[原注:会众说:“是的。”]正如布斯·克利本说的:“嗯!”他们可能经历了某种感情,但他们其实没有得到圣灵。当他们去买油的时候,太迟了!
77

他们现在在这里,长老会、路德派,看看《全福音商人之声》,那群五旬节派的孙子同这些宗派的弟兄,以为那是某件大事。有一天,你可能会问:“哦,我还这样以为。”

“它已经过去了,你却不知道。”让我停在这里,因为我来这里不是要传讲教义的。
但是,可能!你们不要冒这个险。这就是那日子!这就是时候!现在有一个可能,可能不是在五点钟。有一个可能。“主啊,我知道你是神;我知道你是。我远离了你。但我知道我的这些纤维曾经发出神能力的嗡嗡声;我知道我今天所关心的这些事,我声称是五旬节的;”女人说:“我剪了头发;”男人说:“我做这事、那事或别的事。”
你们男人让你们的妻子穿短裤、做那些事,还自称是神的儿子,你应当感到羞愧!
78

不久前,我去某个大宗派教会,去一个……他们有一场聚会,我出去探望他们。牧师带我出去,他要把我介绍给他妻子。他妻子是弹钢琴的。那妇人穿的衣服紧得简直皮肤都快露在外面了。她化了妆,耳朵上挂着各种的东西。

我说:“弟兄,你是说你妻子是个圣徒?”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但她看起来像个妖精。”我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而且还打着五旬节和圣洁的名!”
哦,弟兄,我们需要来一次大扫除,从讲台到地下室。有朝一日,你说:“我是五旬节派的。”对神来说,那跟是一头猪差不多。那跟基督没有任何关系。那只是一个名字。你必须在心里是五旬节的,有圣灵的果子。注意,哦!
79

参孙知道,如果神应允了他的祷告,会发生什么事。

你知道吗?你知道那组织会把你逐出去吗?你晓得你正在进到普世教会联盟里,还有你正在加入的那些东西吗?你晓得那要你付出什么吗?你知道跟你玩纸牌的那些女人会叫你“老古董”和各种的东西吗?因为你不让你的孩子穿短裤,你在做的这些事,你知道那要你付出什么吗?你最好在你动身之前计算一下,瞧。你最好思想一下。是的。你最好,在你起步之前,你最好先跟神详谈一下。
参孙知道,如果他的祷告蒙应允了,但他准备好了,他真诚。
巴不得教会能进入那个境况!如果你现在准备好了,如果你真诚,如果你是当真的,如果你的眼睛能睁开,看到我用这种间接的方式所要告诉你的!如果你真诚,那么就说:“主啊,我不在乎那是什么,我准备好了。我看见了迹象;我知道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是来的时候了。”
80

然后参孙大喊:“主啊,他们剜了我的眼睛。我知道你是神;我知道你有能力做这事;我知道你能释放我脱离这些镣铐。只要再来一次,主啊,只要再来一次!”

只要再来一次,主啊,只要再来一次!让山这边有一个营地聚会,像从前在山上的阁楼里一样;让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整个屋子,是复活基督可见的证据。
“只要再来一次,主啊,只要再来一次!”参孙喊道。他带着真诚,站在那里,双眼瞎了,大喊:“我知道代价,主啊,但只要再来一次!”
神应允了祷告。他感觉到身上的纤维绷紧了;他的肌肉开始握住了;他腿上的力量开始回来了。他对小男孩说:“现在领我到柱子那里去。”
“带领我,主啊,带领我。领我到柱子那里,到各各他。领我到能让我钉十字架,直到我世俗的旧生命和我的一切都死去的柱子那里,领我去到柱子那里,主啊。”
81

当他开始感觉到那些肌肉绷紧了神的能力时,他用不着看见正在发生什么事,他感觉到什么事正在发生。他开始扭动肩膀,当他扭动时,房子倒塌了。那天,他征服了,他杀的非利士人,比他一生杀的还多。

朋友们,这个教会处在这个状态,有一个可能。呐,我这里还有大约三、四页笔记,我要结束了。有一个可能。在这个营地聚会上有一个可能。此刻在这里有一个可能。如果我们准备付出代价,就有一个可能,我们能看见另一个《使徒行传》2章发生。
82

“再来一次,主啊!我们搞乱了。我们组织起来了;我们破坏了弟兄之爱;我们分开了我们的团契;我们把一小群人带到这里。我们互相争斗,魔鬼坐在后面,看着我们互相打倒对方。主啊,有可能再来一次,像那一百二十个人都在一个地方同心合意吗?有可能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吗?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

让我们站起来,说:“再来一次,主啊!再来一次,主啊!”
主神啊,请垂听我,主啊,再来一次,主啊!再一次差遣圣灵以能力和荣耀降在这个营地聚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