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623M 站在破口

1

非常感谢。现在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低头祷告。让我们低着头,你们若有什么特别的要求,请举起手来,这样就知道了。呐,把你们需要的这些事记在心里,祈求天父,他必应允。

2

我们的天父,现在我们奉主耶稣的名来就近你;我们来相信,我们将渴求的事借着祷告中显明出来,我们若能相信所求的必得着,就必得着。呐,这应许太真实了。这些年来我们看见这些已经被验证过了,也知道它是真实的。首先,我们要感谢你,你存留我们的性命,允许我们再次回来聚在一起,相聚在主的会众中。

我们为这教会、为牧师、为这里所建立并持守的伟大真理而感谢你;我们为每个在神面前的人感谢你。我们祈求你今天怜悯我们,将所需要的悟性赐给我们,使我们能成为服事你的更有效力的仆人。我们的心愿是用敬畏和真实的心来事奉你,使你可以得着我们生命中最好的。每一天,愿我们都如此行;叫我们为那日所行的这些事都蒙你的喜悦。
3

呐,今天,我们为所有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祈求,那些在这里,在神同在中的,和你在世界各地圣所中的,愿伟大的耶和华以他的大能降临,医治所有病人和受苦痛的。愿荣耀归于你伟大的名!今早,求你祝福那些要求代祷之人内心所藏的需求。现在,我们祈求,当你俯看每一颗心,看到这些举手的人所指向的请求,愿你赐给他们所求的。我们接下来要敬拜你,请祝福我们;当我们今早离开教堂回到自己的家时,愿我们也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路24:32]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4

我要说,今早又回到这里的会众中,又来到主的面前,真是太好了。我回来已经有几个月了,上个星期天我打算下来,但我猜想可能不是主的旨意。不知怎地,这个谷地对我的健康非常有害。我一进到这谷地,就对这里的空气过敏,全身都起了麻疹,我想这麻疹一直长到了胃里。我病得厉害,颤抖、摇晃、打冷战,简直无法下来,尽管我爬起来,尽力迫使自己下来,但我知道我……这谷地对健康非常有害,非常有害,看来我不适合住在这里。

5

现在,我们想汇报一下,我们事奉主,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主呼召我们去事奉,走遍了全国各地。呐,今早我没有想到要说一些事,但如果内维尔弟兄很想让我在这里跟会众说一些事,那么,我就……我们大家都知道内维尔弟兄总是那样慷慨;我们爱内维尔弟兄。呐,没有一天我不会想到他,他和他妻子,他一家人,他孩子,也为他们祷告。愿神赐他力量继续前进,坚持下去。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时间快要到头了,我们离明天真是太近了,这时代晚上的光……

6

我们的家搬到了西部,我们大家都过得很好。我增加了十二磅,回来以后又掉了十磅。比利·保罗增加了十八磅。利百加、撒拉和约瑟体重都增加了。当然,我妻子没有。所以,我不敢在这里这样说,你知道,因为不久我还得回家,瞧?所以我……但我们过得很愉快,很愉快,非常感谢主。

7

我本想,回来是有些不好,但有一件重要的东西,有两件主要的东西是我们所思念的,别的地方都无法取代它,一件是:我们这里的朋友;还有这教会。不管我们去哪里,都会找到朋友。我们为这些朋友而感谢主。但那些坚持与你同甘共苦的朋友身上有些东西,这样的朋友是无法取代的。其他的朋友无论怎样,都无法替代那样的朋友。你融进了他们里面,你们成为一了。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在一起仰望主的再来。这有点难,你试图认为可以……你们无法分开。

8

我脑海中浮现出一节经文,我相信是保罗写的,在《哥林多书》,他说:“无论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有能的,是赤身露体,是饥饿,是危险,或别的受造之物,是生,是死,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耶稣基督里的。”[罗8:35-39]甚至死亡本身也永远不能叫我们隔绝,因为我们已经心连着心,围绕神的道进行这伟大的交通,甚至死亡本身也不能叫我们隔绝。我们将永远联合在伟大的永恒中。

9

然后,孩子们,有一天早晨……当然我们要去教会,但你所到的地方都没有……怎么也不会是这个角落里的小会堂,它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我想听到那钟的声音,我……到了早上钟声就会响起。以前钟还不会响,因为还没有装上放钟的尖塔。

后来,大家一起在第八街和佩恩街这里,大约三十五年前,跪在这里的烂沼泽地里,要建我的第一个教堂。主耶稣在那件事上恩待了我。今天,它像一个小神殿立在这里,用砖和灰泥立起来的神殿。但在我内心深处,这是一个同我的记忆一样恒久的神殿。它是一个……
组成教会的,不是这房子,而是聚集在房子底下敬拜神的人。我们为这些事而感谢主。
10

呐,我原以为,可能由于我们的时间差不多完了,没有剩下多少时间了,我想简要地讲讲所发生的一些事。然后,趁着还在这里,我想录一些磁带。因为我答应了你们大家,瞧?任何新的信息(要录音的信息)都会先从这个台上出来,这里是录制所有磁带的地方,不是在外面。呐,吉姆弟兄他们会过去,在会中出售磁带等。但是,新的信息总是先从这里出来,看到吗?你们回头随便检查一下,就会发现的。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会继续下去,直到主神改变它。

11

我想,现在买磁带的顾客,遍布全世界。一个信息从这里出去,环绕了全球,瞧?通过磁带的录制,信息去到了丛林和各处,也藉着翻译成许多不同的语言而去到了异教徒那里等。所以,趁我在这里,若主愿意,我想录制一些新磁带。或许,如果牧师今晚没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燃烧,那么,今晚我可能要录制一盒磁带。

12

接着,我明天要去阿肯色州,或者星期二,星期二早上,在那里协助国际基督徒兄弟会的一个小型例会。我想,可能我读错了,大概是全国基督徒兄弟会,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真是很难为情,不是吗?(谢谢你,先生。)是联合基督徒兄弟会。我应该会从现在,星期天,一直呆下去,但我今天是在这里给伯兰罕堂主持聚会。接着,我会在星期五离开(是吗,先生?),星期五,那里的聚会就结束了。我会尽量在星期六晚上回来,星期天早上来这里,若主愿意,就录制另一盒磁带。也许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在我们走之前,我想再录制一些磁带。

13

接下来,我真的要赶去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吞鲁日参加那个例会,然后再回来。接着,我可能得去安克雷奇,瞧?在费尔班克斯和安克雷奇,参加基督徒全福音商人会的那些分会的聚会,然后回来,若主愿意,在七月的最后一周去芝加哥。

然后,我想,大约那个时候,我得赶紧送孩子们回到亚利桑那,送他们去那里上学。因为查理,我得在八月十五号左右来这里。所以,我想在那个时候回来,若主愿意,就下到肯塔基。大家都在笑,也许有些新来的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希望在台上讲这些,不会听起来不好,因为那时,打松鼠的季节到了。所以,考克斯大妈,我正盼着那时刻呢,你瞧?所以有几周时间,下去那里度假。
14

呐,我相信……我这里有个东西,是比利给我写的小字条。其中一张说:“爸爸,内维尔弟兄想知道你能否为两个小孩举行奉献礼。”没问题,很好。是的,我们有举行奉献礼,最好现在就做。我想,接着,我们下面要花四十五分钟什么的,简要讲一讲所发生的一些事。

呐,许多人和教会,由于我……这是个开放的会堂,它从来都不是宗派,求神应允它永远都不是。因为我们要这里成为这样一个地方,没有律法,只有爱;没有信条,只有基督;没有教科书,只有圣经。所以,我们没有会员资格,只有彼此间的交通,对所有人、各个宗派开放。每个人都受欢迎,我们一起围绕神的道交通,在这里,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是受欢迎的。原则就是,因为我们爱主耶稣。我们不是一群搞学问的人,只是一群普通人,尽力地读圣经,除了经上所说的以外,不加上任何解释。
15

我相信,有一天神要藉着圣经来审判世界。呐,如果他们是……他将要审判世界。如果没有用一个标准来审判他们,人们怎么知道要做什么呢?瞧?必定是神……你不可能给神贴上不公义。神必定要有什么东西作为标准来使他审判世人。因此,如果他藉着罗马天主教会来审判,那么希腊教会(东正教会)等那些教会以及世上其他所有教会肯定就失丧了。如果他藉着希腊东正天主教会来审判,而不是藉着罗马教会,那么其他的……那么,罗马教会和其他所有教会就失丧了。如果他藉着路德派教会来审判,那么长老会就完了。如果他藉着长老会来审判,路德派和浸信会就完了,瞧?所以,如果他藉着五旬节派来审判,那么五旬节派以外的所有教会就完了。

16

但在我看来,他不会藉着任何教会来审判,因为有太多的差异,太多的混乱了。但他要审判……圣经说,他要藉着耶稣基督审判世界。呐,这是经文说的。呐,圣经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所以,他就是道。这是基督在文字的形式中。在给天主教徒的《天启录》和给新教徒的《启示录》中,在这本书末尾的第22章,耶稣亲自说:“若有人从这本书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所以,我们之所以相信这个,我们只想准确的说……没有一样东西……主能做他没有写在书里的事,我们知道这点。但我们只要持守住他所写的话,那就好了。

17

呐,在奉献孩子这点上,许多人,卫理公会是给他们行洒水礼。我想,在天主教会或后来的路德派中,人到了大约十二岁才守第一次圣餐;他们出生后就接受了洗礼,因为我想婴孩是用洒水礼的。我想,就是在婴孩洗礼这件事上,许多年前拿撒勒派才从卫理公会中分离出来。布朗弟兄,我想是那样的。我相信正是这个使卫理公会和拿撒勒派分裂的,因为拿撒勒派不接受婴孩洗礼。但对我们来说,在伯兰罕堂这里,如果我们只是持守圣经所说的……圣经没有一处写到他们曾给人行过洒水礼,连大人都没有,更别说是婴孩了。但他们……圣经说,我们这本圣经唯一写到孩子的地方,是他们带小孩子到耶稣那里,他可以为他们按手,给他们祝福。他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可10:13-16]

18

呐,因此,我们知道,牧师和我,或任何别的牧师,我们的手是无力的,要握住主耶稣的手。如果他今早在这里,这些父母就会带那婴孩到基督面前。但由于我们在这里代表他,我们代表他,他们就带孩子到我们面前。我们把他们奉献给主,借着按手在他们身上,记念他伟大的道和他所行的。所以,这就是我们奉献小孩子的方式。

我本想,这里可能有母亲带着孩子,还从未奉献给主,她可以同这些要奉献孩子的父母一起上来。我们只是把他们带上来献给神,按手在他们身上祷告,告诉主,我们以这种方式,代替他按手在小孩身上。这是我所发现的最接近经文的做法。呐,你可以拿出教科书,找出某一群人所说的话,但我意思是照这道所说的去做,你瞧?我想,这一点我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了。
19

呐,请司琴的(弟兄,你是司琴的吗?)上来这里。在我自己的教会里,还问“谁是司琴的”,真是够难堪的了?(我差不多得要敲门了。)好的。他们唱这首短歌或弹奏它。

带他们进来,带他们进来, 带小孩子到耶稣这里来。
会众唱这首歌时,让我们站起来。请那些带小孩的父母现在上来,站在这里。好的。
带他们进来,带他们进来, 带小孩子到耶稣这里来。
20

呐,牧师……呐,我们这里有个小家伙睡着了,有时候他们说“阿们”有一点大声,但我们明白这点,他们还是婴孩。你叫什么名,先生?威廉·亨利·文森特。你的小女儿吗?克里斯蒂娜·马利亚·文森特。多可爱的小家伙啊,趴在爸爸的肩膀上。我可以抱她吗?克里斯蒂娜,我无法在这里替代你爸爸。让我们……你能按手在孩子身上吗?让我们低下头。

我们的天父,今天我们来就近你在上面的宝座;我们的信心将我们提升,超过了月亮、星星,超过了太阳系,进到全能者的面前。我们带来这个可爱的小孩。主啊,我们不知道怀中所抱的是什么,她可能是将来日子里服事你的伟大仆人,我们相信是这样的。孩子的父亲把小孩子带给我们,叫我们可以按手在她身上,因为我们承认是你的仆人,代替你这样做,直到你回来,然后你就接管这一切。在这之前,主啊,我们要用真实和真诚来服事你。我们按手在这小女孩身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给她祝福;相信你能赐给她长寿,若是耶稣迟延,愿她成为服事你的伟大仆人。祝福她得以抚养成人的家,愿她在神的警诫中得以抚养,一生的年日服事主。祝福她的父母,愿他们活着看见这个孩子因他们今天所行的而成为主的一个尊贵器皿。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先生。她的名叫?这是那个的姐姐特丽萨,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抱得动特丽萨,我想抱不动;她更懂事一些。好的,让我们低下头。
我们的天父,现在我们按手在刚才奉献给你的那小孩的姐姐身上,她父母也要奉献这个孩子。愿主耶稣基督的恩典现在降在这孩子身上,赐给她长寿,成为一个服事你的蒙福的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们,祝福你们大家;你们是极为幸福的父母,因为你们有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
21

他的名字?约珥·威廉·卡特赖特。今早他正在午睡,我知道。(好的。呐,如果你们,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回到座位上,然后,让约瑟上来这里。好的,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抱他。)我们的天父,我们把这个小约瑟·威廉·卡特赖特带来给你。他父亲今早站起来,要把你所赐给他的再交还给你,一生服事你。神啊,祝福这小孩子,愿他长寿、健康、强壮,成为服事你的伟大仆人。祝福他的父母,和他得以抚养成人的家。愿基督永远是他家那看不见的客人。我们把这个小男孩交给你,一生服事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们,卡特赖特弟兄和姐妹。

22

小女孩?她的名字?西尔维亚·谢比。我们的天父,我们按手在这个小女孩身上,因为这位亲人今早把她带到这里,站在祭坛边,愿祝福降在她身上,仿佛主耶稣那双带钉痕的手亲自按在她身上。愿你的祝福降在这小女孩身上。现在请祝福她,愿她快乐长寿,成为服事你的仆人。祝福她的家、她的父母、她的亲人,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照着圣经如此行,阿们!可称颂的……神祝福你们。

23

他将来会是个歌手,叫什么名字?劳拉·埃伦·迈尔。我刚才说他会是个歌手。这让我想起了……希望在教会里讲这个,听起来不会太坏。有一天,我跟一个印第安人说话,他有个小婴孩,站在那里,我对他说:“他是个好孩子,他是个好孩子。”

酋长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往下看,说:“但他是个女的。”我猜这时的情形也是那样。
叫什么名字?劳拉·埃伦。埃伦,你的姓呢?迈尔,劳拉·埃伦·迈尔,她是个漂亮的小家伙。
我们的天父,我们按手在这个小孩身上;在圣经里,他们说,有人带小婴孩到你这里来,你给他们按手,祝福他们;我们这样做,是为了记念你在地上所行的伟大事件。请祝福这个小孩和她父母;愿她家成为一个恒切祷告、有信心的所在。愿这小女孩快乐长寿,在那些日子里成为你的仆人,愿在那荣耀中,这家庭之轮永不毁坏。愿每个成员到那天都聚集在神伟大的宝座周围,永远活着。在那之前,主啊,愿你永恒的祝福降在这孩子身上,我们奉耶稣的名祝福她,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弟兄。
这个小……她的小妹妹利百加。天父,我们按手在小利百加身上,也奉主耶稣的名祝福她,就像她要下到水池中一样,我相信,主啊,那一天必来到,当她到了可以负责任的年龄时,她会站稳立场,直接走下那里的池子,奉主耶稣的名受洗,叫她的罪得赦。父啊,求你应允。现在,请祝福她和她的小姐妹。愿她快乐长寿,服事你,阿们!主祝福你,主祝福你。
24

名字?小杰克琳·坎纳德,又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天父,我们按手在这小女孩身上,为了记念伟大的主耶稣给孩子们按手,祝福他们;愿祝福降在这孩子身上,好像你自己的手今天按在她身上一样。如果你以肉身的身体显在地上,作母亲的就会带孩子到你面前,但我们作为你的代表是其次的,她来到我们这里。父啊,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所祝福的孩子,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快乐长寿,成为你的仆人。祝福她得以抚养成人的家,愿它成为一个恒切祷告的家,奉耶稣的名,阿们!

25

你有两个孩子,是吗?好的。呐,这个小男孩叫?雅各·大卫·休谟。我原想,我认识你,休谟姐妹;你和你丈夫是宣教士。今早你丈夫跟你在一起吗?好的,愿主祝福休谟弟兄。瞧,你肯定有几个很不错的小孩。这是大卫,这是……

今早在查考时,我在跟一个佛罗里达来的姐妹谈话。这个小男孩,但是他是从……他们是从佛罗里达来的,当时我们在那里。这小男孩,还是个小家伙,小不点的家伙,走进后院里,抬头看飞机时,看见了耶稣。
呐,这是小大卫·休谟。我们要按手在他身上,献上他的一生来服事耶稣基督。求你继续把祝福降在他家里。[原注:磁带有空白.]
26

几年前,我站在这上面尤蒂卡派克的那所学校门口,曾认得那个小男孩,瘦小、害羞,彼此看着对方,而有一天,我要按手在他孙子身上,将他奉献给主神。主啊,请今早接受小约翰作为服事你的仆人。他的父母勇敢地带他来,将神赐给他们照看的再交还给神。愿他们活得强壮,身体健康,有力量,立志在基督里。现在,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将这个小男孩交给你,一生服事你。愿他长寿,服事你,阿们!

是这个小女孩要奉献吗?她叫什么名?卡拉。今早,我们同样按手在小卡拉身上,奉献她以服事耶稣基督。愿神祝福她,愿她快乐长寿,愿她一生一世成为服事你的仆人。主啊,求你应允。祝福她的家,使它一直成为祷告和信心的家。今早,我们将这可爱的小女孩交给你,是从她父母内心发出的,他们站在这小祭坛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27

这小男孩,让我拉住他的手。我们的天父,这些小孩子的父亲现在手里抱着最近你赐给他的这个小孩子,这个小宝贝,并且照他父亲的名给他取了名。愿神应允他成为智慧的人,像雅各和圣经里的人物一样。主,我祈求你赐给他健康长寿,愿他得以抚养成人,若还有明天的话,让他带着神的道出去。求你应允,父啊。

为了记念我们主耶稣基督在地上时所做的,我按手在小雅各·普尔身上,将他奉献以服事神。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这是他的名吗?这小男孩?叫什么?加里·迪安?主神啊,我按手在这小男孩加里·迪安·亚当斯的头上,愿耶稣基督的祝福临到。我们按手在他身上,把这个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你。祝福他的家,他的父母。愿他快乐长寿,服事我们的神和他的神,就是我们现在交托给他的那位,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28

呐,我想,差不多就这些了。现在,正好是十一点整。呐,你知道,我能想象看到那些母亲走过来,和带着孩子的爸爸……我会想到那天早上约瑟和马利亚奉献主耶稣的情景。

基德弟兄,刚才我在办公室跟某个人有个小小的会面,我听说了今早你作为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抒发感情的事。我猜,你是在讲主如何从听众席上医治了你。一天早上,我几乎把车给折腾坏了,要赶到这位老人那里,他是个老传道人。
29

想一想。这个人(他可爱的妻子也在这里)在我出生前就在传福音了,传讲这个福音,跑遍肯塔基州和田纳西州的山区,那里有煤矿工人……他们被人赶出去,过着没有东西吃的生活。他可爱的妻子用洗衣板给人洗衣服,一天大约赚两毛或三毛,送她丈夫到事工场上去传福音。这足以让人激动不已,不是吗?

接着再想一想,他躺在那里,最好的医生说:“他快死了。前列腺癌布满全身。他活不了几个小时,最多一、两天。”那是两、三年前的事了。三年前,他今早就在这里,健康,良好,归荣耀给神。基德弟兄,你得医治时,多大了?大约是那个年纪,神……你多大了?现在多大?八十了。是的,神医治他时,他大约八十岁了。呐,神顾念我们老人吗?他肯定顾念。是的,先生。
30

亚伯拉罕一百岁时,神医治了他;而撒拉当时已经九十岁。他们生了以实玛利,哦,对不起,是以撒。对不对?我们为此多么高兴。

呐,你们这么友好,我可以像这样跟你们讲一个早上。但还是让我们读一些宝贵的道,然后就开始聚会。呐,我想,若这是神的旨意,我想简要给你们讲讲所发生的事。然后今晚,若主愿意,我要讲一个主题。我主要是想录音,发送出去。如果你们要来听,那很好。牧师讲完他的信息后,我就讲我的,我要录制这盒磁带。我想传讲“主再来的红灯在闪烁”,其中有一道光如今就在我们头上闪烁。今晚我想传讲“主再来的红灯在闪烁”这信息。他就在这里,现在就近在眼前了。信号灯已经放下了,火车已经到路口了。
31

《民数记》16章,如果你们愿意翻开来读的话。这是永恒的道,所以,让我们存敬畏的心来读。我要读《民数记》16章的两节经文,第3和第4节,为我要讲的内容做个小背景。

呐,如果录音还没有开,我希望他们现在可以开。或者装进去,让这里的这部分能传送出去。这信息正传出去,如果你要……你们能把磁带装进去录这部分吗?把它跟聚会的其它部分分开。你看,这是一件新事。呐,你可以停在这里,或不管怎么做。那么,我们……你们要我停一下再退回去吗?这样就有个空当,知道从哪里开始。或者你能从那里开始吗?就开始吧!好的,很好。
32

现在,我们要读《民数记》16:3-4。

3他们聚集攻击摩西、亚伦,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4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
我们的天父,请祝福这几句话。愿我们心里的默想和嘴唇的果子在你眼里蒙悦纳。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我想拿这个作为今早要讲的一个题目:“站在破口。”
33

这一次我们所讲或所读的,当然,我们都明白,那个时候,大坍和可拉决定要插手神赐给摩西的使命,就说:“你应当让全会众做这做那,他们全都是圣洁的。”神早已吩咐摩西带领百姓前往应许之地。所以,他们说:“你们擅自专权,试图使自己成为全群中唯一一个有发言权的人。”

这事令神非常不喜悦,以至他对摩西说:“从他们中间分别出来,我要把他们全都灭掉,再给你兴起新的一代。”摩西俯伏在耶和华面前,说如果这样,那神就得先杀他,瞧?
34

呐,今天,如果神要灭掉百姓……总有一个时候,神厌倦了忍耐我们的罪(我们不断地犯错误)。今天,谁愿意像摩西那样为百姓而站立呢?我们从哪里能找到一个人愿意站立或能够站立,蒙神悦纳,像他悦纳摩西一样呢?摩西自己在地上的性命对神来说意义太大了,甚至止住了神的忿怒。神不愿从摩西身上越过去;这一直使我感到困惑,直到我……有一天,藉着经文的启示,这思想临到我。你看,摩西所行的在各方面都是代替,他是耶稣基督的预表。

35

当神要取去整个人类的生命,消灭它,所有罪人都被定罪而死时,基督为我们所有人死了。神不能从基督—他自己的儿子身上越过去。于是,耶稣白白地舍去自己,使他能为这条路付上代价。摩西无法做那样的事,摩西有的只是人的血,像我们一样。因此,他的血不能……它不够条件。但耶稣是神自己的血,神创造的血。那样,神就原谅了整个人类的罪,因为所有罪都担在他身上。他去了各各他,受难,离开神的面而死,被投到阴间,因为他成了罪,我们的罪落在他身上。他成了背负我们重担的,把我们的罪带到各各他,从各各他到阴间,但神第三日叫他复活,为我们的罪献上挽回祭。

36

今天,他是神和人中间唯一的中保,我们被白白地宽恕和赦免了。神甚至不知道我们曾犯过罪。我们的罪被扔在忘记的海洋里,永远不再被记念了。我们自己无法那样做,我们是有限的,他是无限的。我们的有限……我们还会记得,因为我们还不够大;但他太伟大了,甚至不记得我们曾犯过罪。我们是在神面前的儿女,凡他所是的,我们也是。他成了我的罪,使我可以成为他的义。他成了你的罪,使你可以成为他的义[林后5:21]。所以,神看不见你身上的罪了,只要你承认是在基督耶稣里。

37

不久前,有个人说:“如果我相信那样的事,那我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就可以寻欢作乐了,我就可以去每个舞厅了,我就可以喝得烂醉了,等等,因为……”

“为什么?”
“你在基督里已经安全了,那样做又有什么两样呢?”
我说:“那表明你还没有得着。”如果神的爱曾经以耶稣基督的温柔临到你,你就会那么爱他,世界就会像你的罪一样是死的。你就是这样知道自己有圣灵的。不是因为你会尖叫、呼喊、说方言,或别的什么,而是罪成了死的,你在耶稣基督里成为活的。哦,神的爱,何等丰富!何等圣洁!看到吗?
38

呐,不久前,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那里,有个传道人谈到了一位年轻女士的事。她一生为了结婚,等了好久,大概到了二十五或三十岁。她是个很坚定、很好的女基督徒。路易斯维尔有一个男的,还不是……他没有活出那么好的生命来。他跑去跳舞,逛夜总会,等等。但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罪得到了宽恕,就成了一个真基督徒,真正坚定的基督徒。大约一年后,他爱上了这个年轻女子,这年轻女子也疯狂地爱上了他;他们就结婚了。

39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以后,那些人说,有一天,这位年轻女士对她丈夫说,她说:“亲爱的,我猜想,这对你一个新的基督徒来说有点难,我做小孩时就是基督徒了。”又说:“对一个年轻基督徒来说,你在罪中很久了,但你要抵挡一切伴随着罪而来的诡计和试探。”

他说:“瞧,那确实成了一场争战。”
她说:“我要你记住一件事,如果仇敌真的在什么地方迷惑了你,你跌倒了,回到罪中,不要离家出走,我要你回到家里。”又说:“你在家里会找到你所娶的同一位妻子;”又说:“我会帮你祷告,回转;祷告到底,再次回到神那里。”又说:“我不要你离家。你看,我嫁给你,不是根据你过去为人怎样,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她说:“不管你做什么,我仍然爱你;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
40

这男的那天去工作,人听到他在工作的地方一直讲这件事。他说:“呐,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再做任何对不起她的错事呢?”当一个女的那么爱他,不管他做了什么,都愿意他回去并接纳他,让他再试一试,瞧?这表明……呐,你把那个乘上十亿倍,然后你对神的爱是什么就有一个概念了。

当一个人爱上耶稣基督,世界上的事……当你想到神为你做的事,是根据经文,而不是依赖某种感动,乃是根据事实和真相;那么,新生来到时,就有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对罪就死了,好像午夜。只要那光在你里面,黑暗还怎么闪烁呢?不可能的。这就是神行在一个把自己置身于破口的人身上的事,他能相信应许。摩西是这个原型的预表,这就是为什么摩西为百姓站在破口。
41

然后,我在想,今天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松散、懒惰、软弱无力的老底嘉时代。我们都知道,也讲过了教会时代,我们正生活在最后的时代,老底嘉教会时代。这种懒惰、松散、尽情享乐、玩世不恭,我们现在所生活的充满了欲望的罪恶时代,然而令人惊奇的是,神却没有说:“教会,退到后面,我要把这整群人灭掉,”看到吗?我们生活在何等的时代啊!有朝一日,神也要那样做。我们知道它要来了,他不会放过他们的,因为他已经……有个人为那些想要逃脱的人死了,但他要选取那些已经是或者已经接受基督、成为基督徒的人。他们要先从忿怒中被带出来,否则神就无法做这事。在摩西的时代,根本无法做。

42

呐,在《启示录》里,我们讲到老底嘉教会时代时;在《启示录》3章,圣经说,这个时代,老底嘉教会时代,是瞎眼的。说:“因为你富足,你说你是富足,已经发了财……”(最大的教会,穿着最好的会众,所有时代中最伟大的。)“因为你说:’我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贫穷、可怜、困苦、赤身、瞎眼的,却还不知道。”

呐,如果有人处在这种境况下,你可以把他的境况告诉他,他若是精神正常,就会设法帮助自己。但当他处在那种境况时,你无法告诉他有什么不同。他根本不相信他是赤身的;他若不相信自己处在那种境况中,那就表明他是瞎眼的,这世界的神已经蒙蔽了那些拒绝服事基督之人的眼睛,他们太瞎眼了,看不见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和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候的迹象。要记住,已经有一个人站在他人无法站立的破口上。你必须接受那个补救,不然你就完了。
43

呐,现在对我们来说,现在已经接近我要说的了。我们岂能站着……(呐,在这点,我是在对自己传讲。)我们岂能站着,眼看着一个瞎眼、肉眼看不见的人,知道他正走向悬崖……我们岂能在今早理智清楚的情况下;我们岂能站着,眼看着一个瞎子走向悬崖,瞎眼的,而不竭力警告他吗?那样的话,我们就太残忍了,我们的心一定是太麻木了。你能想象,一个人竟然麻木到,几乎可以笑着,眼看着一个无法看见,无法帮助自己的瞎子故意走向悬崖吗?那样就太糟了,无动于衷……

44

瞧,对我在全世界的弟兄,我要做出这个承认;我谦卑地说,这大概就是我做过的或旧要做的事。我传福音已经多年了,已经成了老人,是个传道老兵了。我打了许多艰苦的仗,伤痕累累,里面到处都是战斗中留下的刀伤。因为主赐给我的职分,不是回来亲吻婴孩、给年轻人证婚和为老人送终,而是在前线握住两刃的剑,抵挡异教和鬼魔的神学,还有黑暗的权势,用神的道与它争战,直到看见敌人被打败。许多时候我伤得很深。

45

后来,我带着这个时代的信息而来,对教会说了我要说的东西。几年前,我预测了,当时圣灵呼召我做这事工。今天,没有一个活在世上的人,可以说主让我奉他名告诉你们的任何事,不是完全照着所说的成就了。

主如何先差遣我出去,第一个恩赐,第二个恩赐……这些事在全世界都说过或做过了,实际有几百万人归向了基督。成千上万的传道人得了灵感,开始了当今这场席卷全球的复兴。由于五旬节派是那个接受我信息的教会,他们也是扩展得最快的教会。五旬节派的教会,那一小群五旬节派的人,他们带领归主的比其他所有教会加起来的还多。这有统计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接受了真理,接受了复兴。
46

呐,在这段伟大的时间之后,出现了医治病人、赶鬼、叫死人复活,而且我们都是见证人,世上许多的医生和大人物也是。主耶稣的迹象显现在我们中间;我想,你们在墙上或别的地方都看见了主的天使,连科学家也为此申请了版权,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一件事实。看见主所行的这些事每次都应验了。在摩西的时代,倘若那跟以色列人一起经过旷野的火柱,我们……摩西既被称为“耶和华的仆人”,他就夜间跟随火柱,白天跟随云柱。

47

耶稣在地上时,他说他就是那位神。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我是”就是那个在燃烧的荆棘里,在过去的日子里对摩西说话的火柱。我想那是正确的,维尔弟兄。后来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回到神那里去。”[约13:3]他被钉十字架、受死、复活、升上了高天,把他的身体放在永恒神的伟大祭坛上,他一直在那里替我们行事,知道他已经付清了我们的罪债。在那里,他又以伟大的火柱形式回到地上。

48

圣徒保罗在上路去……他被称为圣徒保罗之前,被叫作大数的扫罗。在他去大马士革的路上,是要逮捕那些人,他们制造太多的噪音、叫喊、传讲一个违背他们教会传统的福音。一天,大约白天的这个时候,在他下去的路上,他被一道大光击倒。这大光,他作为一个犹太人,知道那是带领以色列民的火柱,此时又出现在他面前,他喊道:“主啊!”

呐,如果你注意,在英皇钦定版、标准版和所有版本的翻译中,都是大写的“主”(L-O-R-D)。这里晓得圣经的人,都知道,用到大写的“主”时,是指以罗欣,那位创造天地的自有永有者,《创世记》1:1的耶和华。呐,保罗不会叫某个幻觉……他不会叫某个所不知道的东西是主,因为他是个受过圣经训练的人,出自那个时代伟大教师迦玛列的门下。如果他没有认准那是耶和华,绝不会称那光是“主”。他说:“主啊,你是谁?”
听听所回答的声音:“我是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9

所以我想,在这一切事的中间,在往下讲之前,请这里的和全世界的人,将要听的和现在正在听的人,要知道,每个行动都证明那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行他过去所行同样的事:医治病人,知道人的心思意念,预先显明将要发生的事;这些年来每次都完美地应验了。我已经五十四岁了,从我大约十八个月大时就看见异象,没有一次……而每一次都是真实的,瞧?呐,这一定是神。后来,我想到这点:“为什么人们如此瞎眼,竟然看不到这些呢?”

50

我经常对我们的女人讲剪头发的事,一些传道人在这点上抨击我,因为我说她们穿淫秽的衣服、穿短裙、那样暴露身子、举止那么邪恶;讲到了我们男的,他们的行事方式、抽烟、喝社交酒等等;还自称是基督徒,在桌上领圣餐,只因为他们属于某个组织。哦,这简直是……他们还以为是我亵渎了神。那些女人有变好吗?变得更糟了,整个国家。

然而,我是个神经紧张的人(我这样说有点轻),也许我是那种容易神经过敏的人。我知道,从一开始我就不足以胜任这工作,正如许多人所抱怨的,却还得去做。这很难。但我想:“神啊,为什么你不呼召某个能做这事的人呢?我很抱歉,我失败了。人们就是不愿听我。我应该做的事,可能什么地方没有做到,因为他们不愿听。”
51

我母亲刚刚去到了荣耀中,大约是一年多前。我母亲,她父亲是个猎人。我想,在这方面,我从他那里得来了这些,因为我喜欢森林。我想:“如果这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如果他们不想听我所传讲的信息,那就由他们去吧。我就彻底停下来,我要上到山里。我认识一个朋友,在那里……”你们这里许多人还记得我预测了那个时间,大约在事情发生前的六个月,我怎样去到一个地方(是在这台上讲的),有一只动物样子像鹿,有尖锐的角,角有四十二英寸长;那里又怎样有一只七英尺的毛尖银色的灰熊。你们在磁带和别的地方都听过了。我猜想那是……你们大家都还记得那个时间。瞧,它现在就挂在我那边的房间里,要表明这是真实的。

52

呐,就在这些事上……因为它刚好发生在我母亲去世之前,神要使我安静下来,面对那个大的打击,因为他知道他要把我母亲取走了。

呐,我遇见一个人,是基督徒,他在阿拉斯加下面有个大村庄。我心里就这样想,既然我要离开这里去西部,我要带上妻子,有点是哄她去的。我要带她上到那里,然后我做向导。所以,主若要我做什么……我要让头发和胡子长起来,然后,我要回到那里,做一名向导。那里大约只有两三个印第安人生活在那偏远的乡下,我只是做一名向导,这样就可以帮助巴德。但主若要我做什么事,我会说:“好的,主。”他会给我一个异象,我就悄悄出去。
53

我说,人们……我从未把自己当作……谁都知道这点。但人们说:“伯兰罕弟兄,主呼召你做他的先知。”瞧,我从未那样看自己,但我开始接近那时刻,我要准备那样做了;我想:“瞧,可能是我,如果是我,我就去住在偏僻的旷野。我要是住在偏僻的旷野,我就能做他的先知,瞧?然后,他若要差遣我去什么地方……他不用我的时候,我肯定会去钓一些大鱼,做一些事。”当然,那是一种自私的态度,瞧?因为是我想要那么做。呐,准确的说,不应该这么做,呐,我下定了决心要这么做。

呐,在讲完七个教会时代之前,就像画在那里的……今天,这里有许多人那个时候也在这里,知道主怎样祝福了那件事,它投射在后面的墙上,是要……他降临时,当时在场的有多少人现在也在这里?那事发生了。
54

然后,我想起了一位杰克逊弟兄,他常跟我们在一起,朱尼·杰克逊弟兄,他是卫理公会的传道人。是的,他现在也坐在这里。呐,他带着一个梦来见我,接着,其他弟兄也带着类似的梦来了。呐,主真是很恩待我,我从未(今早我要你们回想),我为你们解释的梦,有没有一个是错的?没有,先生。因为是主……我不会讲出来,直到我再次看见那梦,晓得主是怎么说的,然后才告诉你们。当时,他说:“我……”我正下去他的教会举办一场聚会,他……不知怎么回事,那天晚上他很紧张。他跑出教堂,从另一条路绕过来,在车上找到我,人们正从旁边经过。他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55

他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好像是在印第安纳州这里的某处,有一座绵延高大、长满草的山,水冲掉了山顶上的所有土壤,变成了磐石,山顶好像一个秃顶。然后,在这个磐石里有一些古怪的字。他说我站在那里讲解那些字,这教会的弟兄们都在周围。然后,到了一个时候,我把这一切都讲解完了;然后,可能是这样的,如果我对梦的理解没错,当时我抓住一样东西,好像是铁撬或某种角铁的东西(不是角铁,我是说像撬棍或什么的),劈掉那个山顶,把它举起来。在它里面有白石,像花岗岩,或那一类的东西,有块白石,上面还没有写字。我对弟兄们说:“留在这里,仔细查看这个,我……”他们都在看的时候,我从他们中间悄悄离开了,开始往西部去。杰克逊弟兄说,他看见我翻过了一座山,又翻过了一座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往西部去了。你们记得那个。

56

瞧,这梦的讲解,当然,在它实现之前,就在这个教会说出来了。时候已经到了,我相信,经历了路德、卫斯理、约翰·史密斯、亚历山大·坎贝尔的时代,以及各个传讲圣经的人,这全备的启示……然后,我们回到圣经里,证明将有一个第七位使者的信息。在第七位使者的信息发声的时候,神所有的奥秘都要显明。接着就出现了七个神秘的雷声。

呐,如果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末后的时代,我们已经经历了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有各种神迹奇事,各种不同的东西。这些恩赐又回到了教会,比如神的医治、说预言、说方言和翻方言。虽然出现了极大的歪曲,但这并不能抹杀有一个好的,有一个真正的,真实无伪的说方言的恩赐,它应该一直存在于教会中,瞧?
57

我们有许多的模仿,我们有人起来,举止想要像基督徒,可他们的生命却不相配,所以,什么地方不对了。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20]瞧?你就是这样认出基督徒来,藉着他的生活方式。所以,永远不要跳得高出你所能活的。所以,在那里……那是魔鬼搞的一个稻草人,让真实无伪的信徒远离这些真实的事。但神帮助我们去分别,能分辨对与错。这道总能纠正那些东西。

呐,我们发现,在这件事上,我告诉了你们磐石上的讲解……在弟兄的梦里,那磐石就是基督,这是圣经说的。这些年来,圣经一直被人解释,到头来所给出的完全是教会的解释。但这最后的恩赐在老底嘉时代被加进来了(这是老底嘉教会时代第七位使者传讲的时期),那个时期,将传讲历代以来许多被曲解的东西。
58

就像路德传讲称义,但他使这个走入了极端,因为他没有活得够长。后来,他们组织了教会。路德从未组织它,是在路德以后。后来,卫斯理出现了;卫斯理以后,他们有了卫斯理会。此后出来了约翰·史密斯,浸信会;后来又有亚历山大·坎贝尔等等。但这些人(改教家)没有活得够长,没有把这一切放在一起。所以,像一些松散的接口就留了下来。当时,他们做的,比如;关于水洗,约翰·史密斯把水洗带回到浸洗,但还是用称呼。许多这样的东西仍然很零散。然后,当我们走到终点,这最后的信息必然要把那一切都纠正过来,把这些东西带到一信、一主、一洗的上面,看到吗?

59

呐,当圣经完全讲解出来后,你注意到,它打开了金字塔形的磐石顶端(不是金字塔的教训,呐,不是那个,因为我……有些人教导那种金字塔教义,我猜想,他们知道自己在讲什么,我对此一无所知),但不管怎样,它是金字塔形的。金字塔的压顶石从未被放上去。呐,我到过开罗,到过埃及,压顶石从未出现,因为它曾是房角石;它曾是头顶石。在教会里,它是房角石;在教会完全时,它是头顶石,所以,它从未出现。它被弃绝了:基督,但它必来到。我相信,当它来到时,教会必从路德的称义,卫斯理的成圣和五旬节的信息成形到一个地步;把教会带到只有少数人的地步。必有一个事工出现在那些人中间,以至它完完全全是耶稣基督所行的同样事工。那将带来耶稣,把整个东西取走。

60

所有那些诚实、真正的路德派信徒、长老会信徒、浸信会信徒、卫理公会信徒,凡从神的灵重生的,当主再来,都必被提走,与耶稣基督在一起。我相信这点。我与我们的一些五旬节派弟兄看法不同,他们相信教会余剩的人是那些在最后时代被提走的人。我看法不同,因为神……人怎么能……神怎么能……我们不说“他怎么能”,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但神,他应许了路德,在称义下,他们知道的就那么多,瞧?他应许要取走教会。我相信,我能靠着神的恩典和经文来支持这点,因为他没有在第一更来,他们就睡了,然后第二更,一直下来。在第七更,他来了;那是第七个教会时代,那是第七位使者的信息,瞧?他来的时候,所有那些童女都起来,收拾她们的灯:长老会的、路德派的、浸信会的,凡从神的灵重生的,都必进入被提。我相信,新妇必在那个时候被呼召出来;我相信,在末后的日子,必有一些人不需要尝死味就被改变,在一瞬时,眨眼之间。

61

呐,可是,你们注意杰克逊弟兄的梦,磐石里面没有任何字。这就是我去西部的目的。呐,当它发生时……我对你们说过,有一天我要告诉你们它是什么意思。我去西部就是为了这个;我告诉了你们这个异象,听磁带的和今早在场的人,听一下“先生,这是什么时候了”就会知道。你们听磁带的弟兄没有拿到那信息的,若要明白它,就去听“先生,这是什么时候了”。在它发生前的几个星期、几个月里,我看见在图森、在图森北部的异象,应该是在弗拉格斯塔夫的东部,在图森北部,我正在拔掉裤腿上的芒刺,一个爆炸发生了,看上去好像震动了那个地区。你们有多少人还记得?没错。那爆炸震动了那个地区。

62

瞧,刚刚好,今早至少有一人在场,事发时他正站在那里。实际上,岩石都被从山上震落了下来。呐,它们……我们知道,就在那段时间,我看见七个天使以金字塔的形状俯冲下来,把我提上去。我被带往东部,将为神打开七个印。要是你们还没拿到磁带,要是耶稣迟延,我……到我的曾孙,小保罗的孩子……这仍将是永生神的永恒真理。呐,这是要知道封严在这山里的东西,它没有写出来,但必须讲解出来。我回来后,第一位天使在第一个晚上打开了第一个印,与我们一生所听过的所有东西都相反。七个印都是以同样的方式揭开的,你们知道这点。当它发生时,你们有许多人就在这里。

63

呐,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但弗雷德·索斯曼弟兄……我知道他在这里。我很肯定诺曼弟兄也在这里。我们在山上……我必须去休斯顿,救那个小孩脱离电椅。然后我返回来,跟弟兄们到山上打猎。那天早上,我正站在那里拔掉苍耳草,或者他们那里也叫“山羊头草”,从裤腿上拔掉芒刺,那爆炸就完全照所说的样子发生了。对吗,弗雷德弟兄?我一定是跳离了地面;在我上方是主的几位天使,他们赐下信息,要我来这里揭开这些印,为什么是在这里?为什么是在这会堂?为什么我不在那里揭开?因为我对我的教会和神做过承诺,任何新的信息都要从这个会堂出来,在这里录音。他也帮我持守了诺言,返回这里来做,于是,我立即就回来了。

64

呐,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那些科学家,他们正在拍摄那个的照片,当时天使从天降下,带来这些信息。你们记得,我说,在那群天使的右边,有一位往后挺着胸,他的翅膀……你们大家都记得我那样说过吗?我是怎样注视他,他非常不同于别的天使。我还不知道他们正在拍照片,因为我立刻就赶到了东部。但回到图森的家中,这事登满了报纸,几乎在整个国家或一直到墨西哥,整个美国西部都看见了。我想,这里的《使者报》……它登在美联社的报纸上。多少人看见了天空中的神秘云朵?举一下手看看。呐,《生活》杂志刊登了它。今早,我在这里看到了《生活》杂志上的报道,说到了……呐,就是这个,那时,我就在那里。你看到那金字塔形或云朵吗?我就站在云朵下面,你看见右边那与众不同的天使吗?你看见他尖锐的翅膀吗?跟所说的一模一样。这里是他们对墨西哥以及其他拍到这个照片的地方所作的采访。呐,这里的这位科学家想尽可能地得到关于照片和拥有照片之人的所有资料。他正在研究它。

65

呐,他在这里说,那不可能是云,因为水汽无法升到超过,我说,大约六或八英里高,大概是那样。我们去海外时,通常飞到一万九千英尺高;那样就已经高过暴雨层了。但这云朵,根据这位科学家写的这篇文章,是说在二十六英里高,它超过有水汽的高度很多英里。他说,检查了这一带……呐,你知道我……多少人记得我对你们说过:“它听起来好像飞机突破音障时的声音”?还记得吗?但那一带并没有飞机,这书是这么说的。他们检查过了,没有,那上空没有飞机。此外,它不可能……飞机后面的烟雾只是被冲破的空气,水汽。因为飞机通过这种部件吸气,就像喷气式飞机。它推动机身时,冲破了空气中的水汽。只要有喷气式飞机,就决不可能避免这点,因为它必须……就是那个推动它前进,这水汽是从喷气式飞机喷出来的。

66

但在这里,它高出有水汽的地方好几英里,而那一带又没有飞机。那天,上面不可能是水汽漂浮在那里。它有三十英里宽,二十六英里高,你瞧?就像在那里的同样那张照片,在拍下来之前,我就告诉你们说“主的天使看上去就像几年前的那火柱”。神也让科学认出那是真实的。在这里所发出的预言,神让科学见证了它是真实的。现在,我们站在哪里了?我要留下这照片,因为我可能要跟一位朋友讲(他今早也在场),要他写那七印的书。他写书可能要用到这照片。这样,你就也有了一张。瞧,如果你有了一张,就留着做参考,瞧?

67

呐,那人想要知道,但你去跟他讲那个又有什么益处呢?他会取笑它,他只会取笑。所以,不要那样把我们的珍珠扔掉。但我们知道,教会知道,神也知道,那是真理。

后来,我在为这个主题祷告时,正在纳闷,有什么事要临到我,你知道我当时在哪儿吗?在图森的北部,弗拉格斯塔夫的东部,正好是事发前几个月我就告诉你们我会站在的那个地方,绝对是的,根据这里的这份报纸,各个报纸或这本杂志,加上我们自己的见证,绝对正好是发生在那个地方。神是完美的,不可能说谎;它必应验,瞧?
68

你们记得,在“先生,这是什么时候了”这磁带上,我引述了这话:“记住,某件大事就要发生了。”现在,它让整个国家都为它做见证。由美联社转发的每份报纸,和我们最主要的一份杂志,一切都在见证这事,还没有结束呢。但何等荣幸的一群人,荣幸的一群基督徒,晓得在这个黑暗的时刻,照科学所说的,原子弹正在等候我们,毫无希望了。虽总是聚集在一起,我们的组织也没有希望了;他们正在与兽的印记联合。在我们的经济和各组织间基督徒的团契上,我们所有那样的盼望都没有了。它正一头扎进天主教体系中,这将是出现在教会联盟中的兽的印记。

但那些爱神并仰望真实的人……正是这位在圣经里做出应许的神,在我们面前传扬了这个,使教会、民众、科学、各种杂志等都认出他仍然是神,也能成就这应许,何等的时刻啊!
69

后来,那天早上,我在沙宾诺峡谷,正在祷告,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在那座山顶上,我张开双手举向神,那把带珍珠手柄的剑落在我手里,上面有护手,大约三英尺长的剑刃,像铜铅合金或铬那样闪烁,像剃须刀一样快,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说:“我怕这些东西。”

就在那时,发出一个声音,震动了峡谷,说:“这是主的剑。”主的剑就是主的道,因为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
70

回到那件事上,后来在那期间,这里教会有位勇敢、可爱的弟兄,他曾是一名战士,在部队时差点被炸成碎片,躺在外面等死;人说,他……他们没有……医师认为他活不了,甚至不值得再折腾了,他伤得太重了。他腿部的主神经爆裂了,手臂几乎都被炸掉了,有一条腿也全断了,等等。但有一天,神施恩典,救了他,医治了他。

他是罗伊·罗伯逊弟兄;当时在休斯顿拍下那张照片时,他也在场。藉着一个异象,怎么告诉了他妻子,那天她正在做什么,她怎么得的病,但那病必得医治。这个使他成了信徒。但他是个军人,有点(希望他原谅我这样说)更为粗暴、严格,要发号施令,瞧?在部队里当指挥官,他不得不说话粗暴:“你去做。”瞧?虽然他信了,也固定参加教会活动,看见过超自然的事,但他说:“我相信那个,但那是给别人的。”
71

一天晚上,是一天早上,主叫醒他。他和我,我们正坐着,样子好像是在耶路撒冷主晚餐的桌子,我在说话。他无法明白;罗伊弟兄就坐在这里,此时正看着我;当时他也看见了。他从亚利桑那打电话给我,或是寄给我一封信,我就给他回电话。他说:“你正坐在那里,伯兰罕弟兄,我看见那个巨大的光柱进来,抓住你,把你带离主的桌子,你就往西部去了。”因为是他坐在东边观看我往西部去,是这个光进来,把我带出去的。

他说,那是一天早上,它好像是个异象。凌晨大约三、四点,大概是那时候,他从床上起来,看见这事发生。他说,他就大喊,好像喊了几天:“比尔弟兄,回来吧!”罗伊和我真是弟兄,我们住在一起,一起打猎,我们是好弟兄。他大声喊我,直到喉咙都沙哑了:“回来吧!带他回来,带他回来吧!”他说,他大哭,我……那火柱又回来了,或一朵云回来了,主让我坐在桌子的首位,我被改变了。对罗伊弟兄来说,那是个奥秘;我被改变了,面貌不一样了(我把这个摆在这里,因为有些事我要记住),我被改变了,当时,我给他讲解了那个异象。
72

那事刚好发生在我回来传讲七印之前。当我回来传讲七印时,后来我……一天早上,他找到比利,要跟我谈话。我很忙,正在为七印而祷告,后来,他告诉我……它又发生了,又重演了。罗伊弟兄,如果我讲错了这个,请提醒我一下。他说,早上他又起了床,我猜是一大早他又起了床,他在房间里看,看见了山上的这个大光或一朵云。不久前,他问我:“是不是有说到云在山上的事?”我说:“在圣经里。”

我说:“是的,彼得、雅各和约翰被带上山,云遮盖了主耶稣,神说了话,说:’这是我的爱子。’”[太17:1-5]不久前,我在这里传讲了那个小小的信息“你们要听他”,录音的弟兄可能会知道;我想,你们可能把它录在磁带上了,肯定是的。
73

他说他上了山;当他上了山,我正站在那里。一个声音从云里传出来(是吗,罗伊弟兄?),照这样的次序说的:“这是我的仆人,我已经呼召他做这个时代的先知,带领百姓,就像摩西做的一样。他被赐予了权柄,他说的话,就能成就。”有点像那样,像摩西所行的,像他一说,就有了苍蝇。我们也知道关于松鼠等等的事,以及早已发生的事。在后面的海蒂·莱特,我猜想,她知道在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主告诉他,我已经行了摩西所行的事。

74

他告诉我,那是在一次旅行之后降下来的。在我心里,我决定要上去,到巴德的营地,因为作为猎人,他在山上处境不佳。

在离开这点前,也许我该插入讲这个。我们要快点。我做了一个有趣的梦,一个古怪的梦。我希望,如果我的小舅子听到这个,不会伤他的感情;也希望我没有伤害我妻子,她现在就坐在这里。但好几个月前,她陆续知道了这梦,大约是去年十月或十一月,我梦见我正在外面的黑暗中流浪;瞧,我没有地方可去,没有人关心我。我成了一个流浪汉,只是一个流浪汉。我很冷,我向远处看,看见了火。当我去到那里,那是一堆城市垃圾。他们有壕沟,火在这些壕沟里。沟之间很平滑,在冬天寒冷的夜晚,流浪者会睡在这些火之间取暖,免得挨冻。我很冷,就走到这些火堆那里取暖,那里躺满了流浪者,他们是……我看不清他们任何人,但大家好像都有个摊位或地方,他们睡觉的地方就在那里。我看见我的小舅子,弗莱彻·布罗伊。
75

弗莱彻,我太记得他了。他是个好孩子,但这可能对年轻孩子是个功课。我记得几年前,这个年轻英俊的男子雅各·弗莱彻·布罗伊,他结交了一帮不当交的人,喝了第一口酒。我记得在我家里,他把我叫到窗帘后面。他爸爸几年前已经去到荣耀里了,在那里他拿起吉他,“在各各他山上,矗立古老十架。”

弗莱彻把我叫到后面,他说:“比尔弟兄,请为我祷告。听听我爸爸弹过的这段曲子,我今天一直在喝酒。”
我说:“弗莱彻,”大约十八岁的男孩;我说:“不要走那条路。”但他从没有听,他继续下去;他成了一个十足的酒鬼。他妻子离开了他,他孩子……他到了这个时刻……神知道我爱他。
我去为他祷告,只是一个流浪汉。不久前,我去那里为他祷告,他受了伤,当时我正在这里传讲七印。我说:“弗莱彻,那上面有两套衣服,我要送给你。”
他说:“不要送了,比尔弟兄。”
呐,我知道他没有衣服,我就说:“你为什么不要这些衣服呢?”
他说:“不,不,”抬头看着我,说:“看,你知道我会怎么处理它们的:把它们当了,买酒喝。”
我说:“我给你一点钱,弗莱彻。”
他说:“不,不要给我钱,比尔弟兄。我不要你那样做。”他内心里是个很好的人,但他成了酒鬼和流浪汉。他的妻子选择了错误的路。哦,什么事都临到这个可怜的人身上。
76

当我醒来时,在我醒来之前,弗莱彻对我说,在梦里说的,他说:“比利,我要给你找个地方,比尔弟兄。我孩子饥饿的时候,你给他们吃的。”说:“你就像他们的父亲。现在,我要在这里给你找个取暖的地方。”我们沿着流浪汉所在的地方走过去,最后来到了一个地方,他说:“我要坐在这里。”

我说:“我要到这上面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地方。”
我走上去,朝着黑暗、冰冷的夜幕看去。我想:“想想这点。全能的神曾让我带领过他的教会。他曾经让我传讲他的福音,看到灵魂得救。男人女人从全世界赶来,只为了跟我说几分钟的话;而我现在在这里,却是个流浪汉;没有人要我,我很冷。我应该怎么做呢?”然后就醒了。
77

我告诉妻子,我说:“或许它是指弗莱彻需要帮助。”所以我们赶紧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他的兄弟找到了他;他跟那些“韦德纳”人呆在一起,他们在外面交易马和牲口等;他睡在谷仓或什么地方的角落里。我就走了。我想:“瞧,只得由他去了。”

所以,那天我跟弗雷德他们一块从加拿大回来。在我心里,我都想好了,“如果这些人不想听我的信息,没关系,他们并非一定要听。”我传福音到现在已经约有三十五年了。最后这十五年或十八年,我什么也没做,除了主……我竭力活得与他亲近,不说一句话,等到他先告诉我才说。一切……
78

人们说:“呐,如果伯兰罕弟兄告诉你他要来,记住,就去找个聚会,因为他是奉主名来的。他什么也不会做,直到主告诉他。”没错。我会一直等到他告诉我,他告诉我之前,我是不会动的。但在最近这几个月,他却一点也不告诉我要去什么地方。

我从加拿大下来,弗雷德告诉……罗伊弟兄告诉我他的梦;在我们分手之前,他、我和班克斯弟兄一起开着车。
后来,第二天我们到了弗雷德弟兄的家,他儿子林恩不在家,所以他不能跟我们一起上路。他和妻子要等他。他在罗斯伍德或梅尔罗斯或萨斯喀彻温省接他的妻子。
比利和我上了弗雷德弟兄的卡车继续走。那天晚上我们几乎走了一夜,和第二天白天。接着,次日早上我们离开了蒙大拿州的海伦纳,继续朝边界走。
我可以一直呆到大约九点才会犯困,然后我就得睡了。比利,他想睡到大约第二天的十点,等到天都亮了。这样,对我们旅行非常有利。
79

所以,我大约四点起来,开始驾车,比利还在睡。我们进到了一片地方,我头脑就开始想:“你知道吗?有朝一日,一旦我能带着妻子上去那里……我不会告诉她我要做什么,但我会上到那里,然后我要告诉她:’我非常喜爱这个地方,我们不用再去别的地方了,我们就留在这里。’”那里离四周围的文明有一千一百英里,瞧?在很偏僻的旷野。我想:“老兄,那岂不很好吗?我不用剃头了,衣服也不用穿得整齐。我就当个十足的山里人,这也是我一直想要成为的。”我说:“我有一些枪,是一些人送给我的。我将成为一名你闻所未闻的向导,我喜爱这个。如果主吩咐我下去,告诉某个人某件事,我就跑出去,告诉他们,然后再回来。我要帮助巴德,我们要在这里有个真正的地方。”我正在想着那事。

80

大约七点,我们走进一家饭馆吃饭,是山里的一个小饭馆。天色有点晚了,所以我叫醒比利。我们的汽油用光了,所以必须加一点油,才能开到那个小地方,那个小饭馆。就在那里,一个男的穿过大街走来,年纪可能比我略大一点点,但在我看来,他样子真像个男人。他穿着一条工装裤、工装夹克,长统靴,戴一顶黑帽子,满脸都是花白的胡子,头发从帽子后面垂下来。我想,对我来说那人看起来才像个男人。不是那种软绵绵、懒惰、嘴里叼着这么长的雪茄、穿着短裤、坐在门廊上或游泳池边上、挺着大肚子的东部人,就像……请原谅这样的表达。但不管怎样,这人在我看来像个男人:硬朗、粗犷。他看上去像是住在神让人住的地方。我很欣赏他。

81

他走进饭馆,点了一些薄烤饼。里面大约有十五、二十个人。他要打一个喷嚏。你知道,有些人是怎么打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模仿打喷嚏],(对不起!)但他打了一个健康有力、狂风般的大喷嚏:啊—哧!好家伙,就像刮风一样。他打喷嚏时,没有人敢说什么。是的,先生。我说:“比利,这是一个合我自己心意的人。”

他说:“噢,爸爸,你可不想……”
“那是……那是将来的我。”瞧?我说:“那是我。”
82

我在那里坐了一会儿,比利抬头看着我,继续吃他的薄烤饼。我已经吃完我的。几分钟后,有人在我们旁边的小隔间里(用木板这样隔开,从隔间的背后,我看不见周围。),一个男的站起来,轮廓很像我,大约七十五岁,个子很小,身上紧紧裹着衣服,很破旧。跟他一起站起来的伙伴是弗莱彻·布罗伊,一模一样,灰白头发垂在脸上。比利四处观看,他说:“爸爸,他们看上去像你和弗莱彻。”你可以想象我是怎样的感受。那个样子像我的小个子,摇摇晃晃的,因为老是站在篝火边,所以他们浑身都是烟,脸上脏脏的。我想,他们在一起吃早餐,这人准是付了两毛钱,可能是一杯咖啡什么的。我的心在里面上下跳动着,我就观看。比利说:“出了什么事?”

我说:“没事。”我观看着那个,见他们从边上走了,出去了。
他说:“爸爸,怎么回事?”
我说:“没事。”他就钻进车里。我说……
他说:“你接着开车,不介意吧?”
我说:“不会的。”
他说:“我还是很困。”
83

所以,他就去睡了,我开着卡车加速行驶,每小时大约五十五英里,翻山越岭,朝着边界开去,赶回亚利桑那的家,但那时我开进了犹他州。当我到达那里,刚从山上下来,离城大约还有二十英里。就在……你们听过了,正如早上我告诉你们的,关于松鼠和这一切的事,有件事如何……有人去和我说话,是一个声音,就像你听到的我的声音一样。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正常。但正如我刚才表达过的:“除了正确的事外,我告诉过你们其他的事吗?”一个声音开始说话,我就与它对话。

他说:“实施你的计划,你就会像那样。”
我说:“主啊,我不要像那样。”
他说:“你妻子也会离开你的,她不会住在那样的山上。你会成为流浪汉,就像那梦显给你看的那样。”
我说:“我不想要那样,但是我,我不需要像那样生活,我要做一些不同的事。但有人告诉我,你呼召我做先知,我要像先知那样住在旷野。”但我是在为自己找借口,这样我就可以打猎了:为了我自己的好处。
他说:“但那是旧约的众先知;你已经被呼召到一个比那高得多的职分上。”他说:“此外,你拥有更多的恩赐;你被呼召为病人祷告,以使徒的样式传福音,你晓得那些更大的事,即许多大的恩赐。”他说:“为什么你每次都要等我推动你才行动呢?这么做,你的赏赐在哪里呢?”于是,我明白了。然后又说:“你记得吗(我告诉过你们)?你记得罗伯逊弟兄在你的梦里,在他的梦里或异象中告诉你的吗?你已经像摩西那样做了;你忘记了你人民的感受;忘记了我对你的呼召。”
84

我任凭病人躺着。我需要主告诉我要去哪里,不要去哪里;那是错误的。我给自己弄出一种综合症来,因为人们不要听我的信息。如果你要……神不允许我试图像摩西那样去对照现在的生活,但摩西的确那样做了。当时,他来拯救他们,人们不愿听他的,所以,他就任凭他们去,进到了旷野,但神使他转回来。他早已忘记了受苦的百姓。

于是,我说:“主啊,如果……我怎么能……没错。我没有受过教育,只受过小学教育,能够……人们成排地站着,到处都有,要听这简易的福音。”它更多,它现在比旧约时候的更大。他升上了高天,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瞧?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85

后来我就说话,也听见他在对我说话。那声音离开了我,我就说:“比利。”他睡得正香。我说:“比利,那是你吗?”他根本没有醒过来。

然后,我想:“主神啊(我把车慢下来),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比利,比利。”
他说:“你要什么?”
我说:“你在跟我说话吗?”
“没有,怎么啦?”
我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不久前我做了一个梦。你记得看见那个人吗?样子像我和弗莱彻。你回到图森问问妈妈,我跟她讲了这个梦。比利,有一件事正在发生,现在还在进行,有声音对我说话,我还以为是你。”
86

他有点奇怪地看着我,等了一会儿。我们继续开车,所以,几分钟后,他又回去睡着了。我边开车边想:“那会是什么意思呢?”正开着车在路上,突然间,他又来说话了。

他说:“转回来!一开始我岂没有告诉你要做传福音的工作吗?当我在河边呼召你,我岂不是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预告基督第一次到来;约翰岂不是比先知大多了吗?”
耶稣亲自这样说:“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呢?是要看先知吗?他比先知大多了。”[太11:7-9]
87

接着,这一切开始临到我;我开始纳闷。然后,他又让我想起了人们。若做摩西所做的,摩西岂能在旷野接触到百姓?我岂能在旷野接触到人们?完全是一样的事。接着,出来了《提摩太后书》4章,记得吗?三十年前的那天早上,我们奉献教堂时(有些老一辈的人知道),神给我看那些树,我把它们栽种在两边。你们记得那个吗?你们记得这异象。它都写在书上,也录在磁带上,等等。在许多年前,我如何看到了这些事,我从未把一体论和三位一体论掺杂在一起。我站在他们中间,栽种这些树,它们是两棵唯一结果子的树。所有这些树长到大约三十英尺,就不长了;而这些树却一直长到了天上。是从同一个枝子上折下来的,瞧?一枝在这边,一枝在那边,我折下了它们。你们记得这异象,瞧?它写在书上,记在我的生平故事和所有书上。很快地,它们像那样笔直地伸到天上。主说:“伸出手来摘果子。”过后,我跑下那里,在十字架上找到了同样的果子。主说:“做传福音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那时不要放弃,继续前进。”[提后4:3-5]这一切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88

接着,我想起,那位玛丽莲·梦露,这女子死之前的约一个星期,我看见她死了;人们说她是自杀的,其实并不是。事前我告诉过他们这件事,有件事要发生,的确发生了;就像拳击手在场上做的,一个想要杀死另一个。我把这女孩搞错了,她是另一个女孩。她堂兄是丹尼·亨利。她叫什么名?简·拉塞尔。她堂兄是浸信会的小伙子。

我当时在洛杉矶商人早餐会上讲道,我站在那里揭露那些宗派,那里坐着神召会的头头,许多了不起的名流都聚集在那里。当我讲完后,正要离开讲台,准备……因为这信息通过电台传送到全国,必须转换一下。在转换期间,他切断广播,过后把那信息送出去,又返回来,通知电台;当时我在克利夫顿,我们吃早餐的地方。当我从讲台的上部走到下部时,有个外表英俊、年轻、大约三十岁的好小伙子跑上前,伸手把我抱住。他说:“我是丹尼·亨利。”我不知道是他兄弟在做广播,它接在基督徒商人会后面广播(他是那位影星简·拉塞尔的堂兄。她母亲是五旬节派的女传道人)。
89

当时,我……他朝我跑来,伸手抱住我,说:“神祝福你,伯兰罕弟兄。”他说:“希望这听起来不是亵渎,但照我的看法,那信息可以作《启示录》23章。”他说了这话后,就开始说方言,一个从未听说过这种事的小伙子,按宗派他是属浸信会。他脸色变白,看着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有几个坐在这里的人当时也在场。你在场吗,弗雷德?多少人当时在那里?是的,有两三个当时在那里。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一个高大的法国妇人坐在下面,她站起来,她说:“哦,那不需要任何翻译;”说:“那是地道的法语。”
那小伙子说:“我连一个法文字都不懂。”她把他所说的写了下来。
然后,角落里坐着一个人,他说:“没错,我已经写下了他所说的,那是法语。”在最后面,靠墙站着一个金发、外表英俊的人,他走上前,对照了笔录。他是联合国的法语翻译。这个过来的人叫维克多·勒·杜克斯,属于那里阿恩·维克的教会,他也写了下来。我拿到了它的翻译稿。
90

你们听这个,看我能否都读出来:

“我,维克多·勒·杜克斯,一个纯血统的法国人,重生的基督徒,被圣灵充满。我的地址是洛杉矶46区,诺斯金路809号。我参加阿恩·维克牧师的伯特利堂的聚会。我宣告,这是一个预言的真实译文,它说到了伯兰罕弟兄;是由丹尼·亨利1961年2月11日在全福音商人早餐会上用法语说出的。这是预言的真实译文。
呐,这是译文所说的:
“因为你选择了这条窄路,这条更艰难的路,你行走在自己的选择中。(呐,我能明白这点,因为摩西也必须做出他的选择,瞧?)你做出了正确而谨慎的道路—正确的决定,那正是我的道路(”我的道路“有下划线,圣灵回了话)。因着这个重大的决定,天上极大的福分将为你存留。何等荣耀的决定……(呐,仔细听。)你所做的决定是何等的荣耀!在神的爱里,这决定将赐予并带来巨大的胜利。
91

你们注意,在副词前面是一个动词,瞧?法语。呐,联合国的翻译员翻译了那个,而那小伙子一个字也不懂,从未听过,从未听过像说方言这样的事。他是浸信会信徒,刚好进去那里,听到了音乐,他说,他就上去那里,站在那边听我讲道。

呐,“在神的爱里,”神的爱。如果那不是圣灵,怎么可能是神的爱呢?圣灵就是神的爱。
92

呐,比利和我继续在路上开,瞧?继续在路上开,比利又去睡觉了。那声音说:“我要给你一个永远的兆头。”

我说:“主啊,什么兆头?”我等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生。我说:“主啊,什么是永远的兆头?”我等了几分钟。就在那时,我看了一下,要看看比利,他睡着了。
他又说:“我要给你一个永远的兆头。”他说:“从你所在的地方往西看。”
我在卡车里像这样转过头去看(你知道,车慢了下来),哦,主的灵。我觉得好像可以大喊大叫了。我一看,就看见了一座山,上面有白色的顶。我说:“我不知道,看不见有什么永远的兆头。”
他说:“你的名字全写在了上面。”
哦,我想:“那是什么?”我变得非常虚弱,就停了车。
比利爬起来,说:“出了什么事?”我像这样拉着双手,汗从我手上滴下来,那是……
93

我说:“比利,有件事发生了。我一下子知道我错在哪里了,我知道我辜负了神。”看起来我好像能听见人在唱那首歌,看见成千上万汇集着瘸腿、跛脚、瞎眼、血气枯干的人:听见一个合唱,某个大大出名的声音在唱:

不洁净!不洁净!邪灵驱动他。(你们知道这首歌。) 耶稣来到,被掳的得释放。
我可以看见成排的病人到处躺着,我必须停下。比利不知道正发生什么事;我就抬头看。
94

我停住了,抬头向山上看,我看见那七座山。呐,在这里,巴不得你能明白一些事。在一座山顶上,有七个山峰,是一座绵延几英里的山。这是你进入另一个地区前的最后一座山,过后就再也没有山了。这座山坐落在那里,从东延伸到西,山顶上被雪覆盖着。

先是两个小山峰,接着是一个大山峰,又是一个小山峰,接着又是一个更大的山峰,然后是一个小山峰,接着是一个又大又长、顶部覆盖着雪的大山。我说:“主啊,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他说:“那里有几个山峰?”
我说:“七个。”
“你的名字有几个字母?”B-r-a-n-h-a-m,M-a-r-r-i-o-n,B-r-a-n-h-a-m。
95

那里有三个突出的山峰。他说:“那三个山峰是第一、第二和第三次的拉动。第一个是你事工的第一部分:小山;然而,你的第一次拉动比较高的(你们知道,是手上的迹象)。”后来,在那里有个小小的间隔,那次我因为太累了,离开了一段时间。你们许多人记得这事。接着,出现了辨别的恩赐:第二次拉动。呐,大约有几年,我在这里有了另一个,有点像是一些小山峰,瞧?过去,好像我的事工不只是……接着,出现了第三个。

三是一个完全的数字,瞧?第三个。下一个山峰是五,恩典的数字。再下一个山峰是七,完美的数字:结束。“六日你要劳碌,第七日是安息日,一星期的结束,时间的结束。”看到吗?我停了车,将它指给比利看。我看着它们;他说:“这要立定;如果你心里曾有一点疑惑,记住这个地方,回到这里来。”
96

比利推推我的肩膀,他说:“爸爸,你往东看。”它是怎么发生的,我不知道,在路的东面有一堆燃烧的垃圾,离任何一座城都有好几英里,是一堆废弃的垃圾堆,就堆在道路的左边。

我正返回到事工场上,阿们!或老或年轻,或生或死,我都要顺服神,直到死亡将我释放。我辜负了主,不愿意……我是否做了……我竭力……让我插入这点,(磁带还有剩余吗?)让我插入这点。我一直想要……我一直想要看见耶稣基督毫无瑕疵地彰显出来。愿听这盒磁带的弟兄和这个教会从今天起记住,你之所以没有一点瑕疵,之所以这些年来……你无法说出有哪件曾说过或做过的事没有应验。我挑战任何人,在台上说的成千上万件事中,辨别人心的事,预言要发生的事,你找出哪一件事没有应验的?都逐字逐句准确发生了。呐,如果教会相信这点,请说“阿们”。好让……[原注:会众回答:“阿们!”]世上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件来。
但是,愿这点让这里的教会和以后的教会知道:如果神推着一个人穿过一个管道,而这个人除非神告诉他,否则就什么都不做的话,那这样根本就不需要信心了,因为是神推着他完成的。它已经建立这事工到一个地步,没有人能说一句反对它的话。但从此以后,在你们听之前,先让我奉主的名对你们说,因为我必须凭信心出去。我必须凭信心去做,不管我认为它是对还是错,或什么的。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出选择,然后就去做。因为它从未错过,因为是我一直在等,直到他告诉我去做。我已经等候了他,所以那不是我,那是他。
97

但你看,甚至伟大的圣徒保罗也曾一度处在两难之间。许多时候,神做一些事,或任凭他的仆人去做一些错误的事,是为了证明这些事。呐,我们知道人会犯错误,但神不可能犯错误。现在,如果我进入传道工场,走我要走的路,那么,我就得事先安排聚会,把事情理顺。也许这正是我们仰望的那要到来的伟大时刻。肯定的,如果这件事本身是一件极大的事,这将在神的爱里成就,带来莫大的胜利(那是在副词前面的动词),那么,它就是神的爱,也就是神,瞧?它需要神的爱在前线冲锋,为人们站在破口。

98

这些“鼠哥”和“鼠妹”如此顶撞这些话,使我叫他们“鼠哥”和“鼠妹”,神让我知道我不该那么叫,因为那是……他们许多人仍然是神的儿女。我应该……他们无能为力,因为他们的举止太不一样了。一些陈旧、冷淡、形式化的教会得到了他们,那个灵在他们身上,他们好像在监牢里,就像以色列人在监牢里一样;就像是摩西下去拯救他们脱离奴役:那些爱耶稣基督的人会事奉他,巴不得他们知道用什么来事奉他。他们被宗派体系所捆绑,那些东西告诉他们:“不可做这,不可做那。”

99

但是神的呼召必须来到:“凡想前往应许之地的,就当前进。”我们正在前往应许之地的路上,阿们!让他们来,前进!我们正走在末时去迎见基督的路上。我想把这点讲给你们听,让你们明白,给你们看到,一个人虽然真诚,还是会犯错误。

摩西因为他的百姓不愿听他而失去了对他们的感觉。罗伊弟兄,你明白你的梦吗?呐,我不能带着那样的一种事工出去,直到我心里对它有不一样的感觉,不管神是不是告诉了我。但改变那件事的就是那个,罗伊弟兄,那件事快来了。某样东西必须改变我,因为在我心里,要是我出去那里,带着现在这样的感觉……我仍然觉得他们应当听从那个信息,他们应当做……我对人们没有了我应该有的感觉。在能够得到那个感觉之前,我不需要出去,因为那样,我会成为伪君子。
100

所有这些年来,我竭力真心地服事主,我不要作为一个伪君子去到外面。我必须觉得那不是“鼠哥”和“鼠妹”,不是一帮这样的人。那是受捆绑的神的儿女,我必须去他们那里。如果我没有这种感觉,那我就只是在到处漂流,在一些布道会上讲道而已,但我必须等候。

101

我有一首短歌,我不会唱。我想给你们引述出来(弟兄们,这个写得不是很正规)。我没有把它拼对,它没有写对。我甚至不知道能否把它读出来,它是用“共和国战歌”的调子。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你们听过了。)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多少人……当然,我们都听过了。) 巡回传道人,骑马走遍各地, 肩上背着来复枪,手里拿着圣经; 同草原的人讲那蒙福应许地, 他边骑着马,边唱着歌。 倚靠,倚靠,倚靠在那永久膀臂上。 倚靠,倚靠,倚靠在那永久膀臂上。 他传讲要来的火与硫磺的审判; 和一个荣耀、无穷无尽、称义者的天堂, 当他骑遍山岭,你会听见他唱这首歌, 他又继续骑行, 大有能力、能力,行神迹能力,在羔羊宝血里; 大有能力、能力,哦,行神迹能力,都在羔羊宝血里,
102

老巡回传道人,你们记得他,瞧?

现在他的来复枪旧了,锈了,挂在墙上; 他的圣经很破了,满是灰尘,很少摸了;(没错。) 但它带来的信息那天将迎接我们, 神的真理仍在前进。(大家唱。)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 神真理在前进。
103

我要学这个,今早,我站着写下这歌词时,把手放在挂在墙上的旧来复枪上。我知道它不会久了。

现在他的来复枪旧了,锈了,挂在墙上;(没错。) 他的圣经很破了,满是灰尘,很少摸了; 但他从圣经来的信息在审判那天…… 神真理继续前进。
神的真理是这本圣经,是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04

老巡回传道人把来复枪斜挎在背上,手里拿着圣经,骑马走遍草原,翻山越岭,走下水沟等各个地方,传讲即将到来的千禧年;即将到来的对不义者的烈火审判;传讲给义人的神的国,这是真的。破旧的连发步枪锈烂了。而对圣经,他们拿一些性方面的书替代它,但神的真理仍在前进。今天他使自己成为真实的,证明了跟他以前是一样的。

神真理继续在前进。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 神真理在前进。
105

为什么?有人会接受它,因为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让我们再唱一遍。呐,我们这里包含了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和其他宗派的人。当我们唱最后一段副歌时,大家跟你周围的人握手,然后我们就解散。

呐,记住,今晚,你们要回自己教会的人,请代我问候你的牧师,然后,请各位为我祷告。然后,我要你们记住,如果你没有地方可去(如果你有什么事),今晚在内维尔弟兄的信息之后,他讲完信息后,接着我想今晚录一盒磁带,叫“主再来的红灯在闪烁”,瞧?现在,愿主祝福你们。下个星期,我要……下个星期天,若主愿意,我可能再下来录制另一盒磁带,因为下个星期我得去阿肯色州。
106

好的,现在,让我们再唱一遍,彼此握手。

荣耀!荣耀!哈利路亚! 荣耀!荣耀!(主耶稣,祝福这些手帕,我按手在它们上面,奉耶稣基督的名。)
107

赞美归给神!呐,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你真及时,鲁德尔弟兄,上来这里一下。鲁德尔弟兄是我们这里的另一位同工弟兄,属于跟我们一起合作的小教会,是跨宗派的。我听到鲁德尔弟兄为福音选择了勇敢的立场。所以我这样说,鲁德尔弟兄,这路上的一切,神并没有应许一个安舒的花床,他应许了一场争战,是的,但他应许了得胜。这是关键。

我记得,我开始选择这个立场时,甚至我自己的父母要把我赶出家门,瞧?但是,哦,我却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了。今天,我所拥有的唯一盼望都是因着这个立场。我太高兴了,圣经的信息从这个年老的巡回传道人一直传到今天。尽管人抓着它,把它修来剪去,搞出了宗派,把信条和别的一切加进去,但真理仍在前进,没错。它仍在前进。
108

神祝福你们大家,希望很快再见到你们。在那个时候之前,你们这里的和听磁带的弟兄,你们愿意帮我这个忙吗?祈求神,把我因着这个综合症而失去的东西放进我的心里。弄出综合症太容易了。那天,我跟坐在这里的魏弟兄有一个会面,他正坐在我们前面,一个好人,但他给自己弄出了一个综合症,另一种的综合症,做了同样的事。魏弟兄,你太容易那样做了。那是……你只是脑子里有一点东西,一直那样想;回去,用圣经察验一下,看它是不是对的,然后从那里再开始,是的。不要失去对人们的感觉,瞧?你必须记住,他们不是用木屑造的,他们是血肉之体,有魂的人。你们所有人,若愿意,请为我祷告。现在,愿神祝福你们。

109

我们要低下头,请鲁德尔弟兄上来。[原注:一个人从会众中说话。]好的,弟兄。[原注:一个人向伯兰罕弟兄讲述他的梦。]赞美归给神!这是一个传道人。有人可能不知道,他是这群人中的一个(今早我没有时间了),那是那些梦的其中一个,讲到我走别的路去了,往西部去,这最后一次往西部去:J·T·帕内尔弟兄。

110

呐,可能有陌生人对有做梦的人或做异梦的感到奇怪。不,我们不追求各种各样的梦,但我们相信圣经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多人;他们要说预言,要见异象,做异梦。”[徒2:17]只要是写在圣经里的,我就有职责相信并传讲它。人们讲梦的时候,如果主没有给出梦的讲解,就由它去。如果是某件事……若有人说方言,它必须是给教会的,也必须得应验。如果没应验,就一定是个邪灵。它必须得应验,因为方言翻出来就是预言,我们知道这是对的。所以,我们在这里竭力要照圣经所教导的方式去生活,不从它里面删去什么或加添什么,而是照它的样式活出来。

主是配得称颂的!那对我有帮助,帕内尔弟兄相信……神没有告诉我现在出去跟罪妥协。但只要出去,继续做这些事。
111

现在让我们祷告,弟兄。[原注:会众中有妇人大声喊叫]有人晕倒了,等一下,现在安静坐着。

天父,愿你的怜悯降在魏弟兄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成就。主啊,让他恢复过来,赐给他力量。
有神作证,他的心脏又开始跳了。主耶稣,愿你的良善和怜悯……没事了。我站在祭坛这里,许多葬礼聚会在这里传讲,我站的这个地方,有几百人接受代祷,归入了基督。我走下去,他的眼睛不动了,脉搏停止了。还没等呼求耶稣基督的名,他的脉搏又开始跳了。赞美主!作为十字架的传道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说。他岂不奇妙吗?心脏病……瞧?我非常感谢神,它此时发生,而不是等到我们离开了才发生。看到神的恩典吗?主是可称颂的!让我们低下头。
112

天父,现在,我们因你的良善和怜悯感谢你;你永远在我们中间。主啊,赐油在我的灯里;赐给我主的杖,使我能把仗伸到病人和受苦痛的人身上,使我能把它带出来,放在……把拯救带给那些有需要的人,把审判带给那些弃绝的人。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因你的一切良善感谢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鲁德尔弟兄,神祝福你,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