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606 将父显给我们看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低着头一会,做一下祷告。当然,首先最重要的,是要遇见神。我想知道今晚在我们中间是否有特别的要求,想要让神应允的,你们只要向主举起手,神就知道了。只要把你所要的记在心里,祈求天父,现在我们来祷告。

2

我们的天父,我们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聚集在一起;我们认识到这个时刻的神圣。这一切过去之后,它就会成为历史了;我们就要在审判之日为我们今晚在这里所做的事交帐。因此,父啊,我们低着头、谦卑我们的心来到你面前祈求怜悯,愿伟大的圣灵临到我们,引导我们说所该说的,做所该做的。父啊,我们为每个举手的人祈求;你知道在那只手底下的要求是什么。我们现在带着恳求来到你伟大的象牙宝座前,在那里摆着那祭物,就是主耶稣;带着这确据,就是他告诉我们,我们若奉他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就必得着。父啊,我们祈求,愿每个举手的人今晚都能得着他们所恳求的。

3

主啊,求你祝福那些生病和受苦痛的人;愿圣灵今晚来如此真实地显明他自己,以至于人们无法看不到。我们为那些还没得救,还不知道罪可蒙赦免的人祈求;为那些还在黑暗里游荡、没有盼望、没有神、失丧的人祈求;愿这福音的光,神儿子荣耀的福音,今晚照耀在他们身上;愿他们的心大大地饥渴,接受耶稣作他们的救主。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你儿子、我们救主、主耶稣的名祈求这些祝福,阿们!(你们请坐。)

4

我一直都认为能在台上对会众讲道是一个荣幸。今天,我很高兴听到昨晚聚会的果效,因为我从昨晚的磁带上听到了圣灵是如何在我们当中,以及主昨晚为我们所行的事。我发现,那聚会的唯一问题就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呆在这里。到明天晚上,这一系列的聚会就结束了。我只有幸认识了大概两位赞助这次聚会的传道人弟兄。

  你们当中许多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好人,我真的很想有机会星期天能同你们回家吃晚餐。我知道你们有这个地区最好的厨师,所以,我真的很想这么做。
5

但我们马上就要离开,继续去做主的工作。离开阿肯色州以后,也许我们的下一站是北上阿拉斯加州。接着我感到,主可能马上又会呼召我们到海外去,重返非洲。

  所以,这是第一次到你们中间来,这实在是很荣幸;虽然这个事工对你们是新的,但却看见你们所反馈回来的是极大的信心。我知道,聚会若再长一点,就会行出更大的事来。但首先你知道,你参加几个晚上的聚会,你可能就会从传道人那里得到一些你的看法。
  然后,过不久,我们所说的所有这些担心就离开了;把所有的害怕都拿走了,就明白了那就是福音,是神的道,耶稣基督,神的儿子。特别是,当我们举办这样的聚会时,各种信仰的人都被邀请来了,你们有一群混合的会众。但我们还是在事奉一位真实、永活的神。所以,我为此很高兴。
6

呐,我通常……我尽力答应,让你们早点散会,但每晚我都没做到。这些聚会都是短时间的,在家里,有时我在台上会讲六个、八个或十个小时;但我知道你们受不了那个。你们呆了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已经是很通情达理了。愿主现在祝福你们,请为我祷告,今晚我在这里要讲一个小讲题;我已经把一些经文写在了一张纸上,过一会儿我要做参考。然后,我们会看看主要我们做什么。

  你知道,我们实在不知道主会行什么事,因为神的儿子都是由神的灵引导的。我们必须留意,记住,无论他告诉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去做。所以,不要忘了明天晚上,最后一个晚上的聚会。
7

12接着,全福音商人会早餐会在星期六早上,是的,我想是在这同一间房子里,对吗?就在这同一间房子里。我想,你们可以在服务台买票,在服务台买。我们很乐意你们来参加。

  主若愿意,那个早上,紧接着早餐之后,我要讲道;如果你们能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餐,我们会很高兴你们来参加的。如果不能来,那么,就顺便过来听听早餐会后的信息,我们也会很高兴你们来的。我可能会讲一篇关于传福音方面的信息。
8

我尽力要把它局限在为病人的祷告和医治上,我们有点是以不起眼的方式……不是带着任何教义的观点,而是要显明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从不改变。对我来说……

  圣经要么是神的道,要么不是神的道。我相信,任何东西要么是对的,要么是错的;你不能处在中间。没有那种“挺好”的基督徒,你听过这种说法,但根本没有这样的事。你要么是基督徒,要么不是基督徒。
  你能成为基督徒的唯一方法就是从神的灵重生;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在主耶稣的宝血底下。当你向神认了罪,你从神那里接受了赦免,那么,你就不再是罪人了。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如果他犯了,那也不是故意的。礼拜的人一旦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
比如,在旧约里,公牛和山羊的血只是遮盖罪,不能除掉罪。但耶稣的宝血能除掉罪,它把罪分离了,就不再有罪了。
9

16  比如说,我母亲,几个月前她刚去到了天堂;她走的时候,我就站在她边上,她病得都说不出话来;我说:“母亲,你若还能听到我的话;你就快要去世了,如果耶稣对你还是那样甜蜜的话,就像你活着在参加聚会时那样的甜蜜的话;如果你不能说话,只要快速地眨眨眼睛,我就知道你在说’是的’。”她快速地眨眨眼睛,眼泪从脸上流了下来,她就去见主了。大约三十年前,我为我自己的母亲施洗,那时我还只是个青年传道人。

10

呐,很多年前,我还小的时候,当她想要把我衬衫上的污点洗掉时,她常常是用煤油或其它东西把污点洗掉。但实际上,她从来没法把污点洗掉,而只是把污点变得更大了。这样就不会像在一个地方那么显眼了,但那样……人们只能用那种方法处理。

  呐,让我们把这点同山羊、绵羊除罪的血比较一下。这是一个挽回祭,肯定的,但它不足以除掉罪,因为那是动物的血。当那无辜羊羔的血细胞破裂时;瞧,羊羔的生命无法回到人身上,因为它没有魂,它只是一只动物。但当耶稣来到,这个血细胞破裂时,神自己的生命临到了我们身上,我们就成了拥有神性情的神的儿女,注意。
11

呐,现在,如果在我的衬衫上有污点,我可爱的妻子,她就会去弄一些这种东西来,我想,她叫它是“高乐士”牌漂白水,把衬衫放进去,污点就没了。

  让我们思想一下,只要一小滴墨水,一小滴黑墨水;呐,生产出那种墨水是为着某个理由的,它是一种颜色。其实只有一种颜色,所有颜色都是从它出来的,那颜色就是白色。
  呐,这种颜色,我不知道它的化学成分,让我们这样说吧,它必须是从一种创造物开始的,因为事实就是那样,它必须是由一位造物主造出来的。一位造物主必须造一种受造物。呐,这一小滴墨水,比如说,它滴下来,它是有一个用途的。那小滴墨水可以写《约翰福音》3章16节,赦免我的罪;或那一小滴墨水也能签署我的死刑判决书,把我送上绞刑架。它是为着一个用途的。
12

但是,如果那一小滴墨水,呐,也许里面满是黑颜色,但把它滴进漂白水的水槽里,那颜色会怎么样?想一想,它会怎么样?你再也找不到它了。在墨水里的水,H2O的配方还在漂白水里,它里面的水变成了什么?

  但我们就说,这起初所有的颜色还原了,也许成了雾气或气体。那种气体……这个气体……呐,如果在座的碰巧有人明白这事的,我不是说这就是那个成份,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你们明白我在说什么。比如说,它还原成原子或分子,分子转变成原子。
  比如说,469分子加上697分子变成黑色;如果它是696,就可能会出来粉红色,等等,又还原成原子。必须要有什么在起初就决定了它要成为什么颜色,但当这些墨水一落入漂白水里,它就一路还原成了单个的分子和原子,又回到它的造物主那里去了。
13

瞧,那就像我们黑色的罪一样,它一旦在耶稣基督的宝血里承认了,就被忘记了,不再有罪了。你从罪中得自由了,不再有罪的事了;不是因为你配得,而是因为神的恩典,使你……当人犯罪时,他就越过了他与神之间的那个大鸿沟,根本没有回头的路了。但神满有怜悯,他取了一个替代物;一只羊羔就是那替代物,直到日期满足的时候,神就成了肉身,除掉了罪。

  现在,他们之间再也没有鸿沟了;人与神成了子和父,完全不再有罪了。他把那些罪放在了永不被记念的漂白水海洋里,甚至再也不被记念了。
  呐,我们无法那样做,我们是人;我们可以赦免罪,但无法忘记它。但神是无限的,他是如此伟大,甚至使他能绝对地忘记你是犯过罪的。想想这点!你甚至从未犯过罪。这就再次把人放在了神—他的父面前,你成为他的孩子了;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不是将来才是,现在,我们就是神的儿女了。哦,太好了!这会使卫理公会信徒都想要喊叫起来的,不是吗?
  呐,我们非常高兴地知道我们拥有这由耶稣基督带给我们的这美好的“漂白水”,就是他自己的血。现在,我们要来讲一讲他,给你们机会来慢慢地安静下来。
14

现在,如果你愿意,让我们翻到《约翰福音》14章的经文,我想读几节经文,第7节和第8节,耶稣说:

“7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从今以后,你们认识他,并且已经看见他。”8腓力对他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15

我想要取这个题目,叫“将父显给我们看”。我想来讲讲这点。人类的内心总是渴望见到神。正如我们那天晚上所讲到的,那些要来拜神的希腊人,他们说:“先生,我们想见耶稣”。他们听到神的事,心里不能安宁,直到见到了他。我想,任何听过神的事的真正信徒确实就是这样的。有东西在他里面推动着他,使你巴不得能看见神。

  我们的确能看见他;耶稣在这里说:“你们看见我,就是看见父。”所以,我们知道你能看见他。呐,凡是我们能想到的人,他们总是渴望见到神。甚至《约伯记》,我想,那是圣经里最古老的一部书,应该是它,事实上它是写在摩西写《创世记》之前。约伯,这位伟大的先祖,他认识神。当时,他走到一个地步,陷入了患难中。
  通常当一个人在患难中时,他就会寻求神了。我听见人说:“我甚至都不相信有一位神。”但你让他摔倒,伤了自己,或医生说他就要死了,那时,你就会听到他说:“哦,神啊!”就像鲍勃·英格索尔。在你想到你母亲或别人之前,你会先想到神,因为在你里面有某样的东西,你是一个人。
16

我们发现约伯陷入了极其的忧伤中,他长了毒疮,患难不断,他坐在炉灰中刮他的毒疮。我记得,几年前,在我的教会讲《约伯记》的时候,我几乎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讲《约伯记》。一个姐妹很有礼貌,她没有直接叫我离开讲台,而是给我写了一封信。她说:“伯兰罕弟兄,你准备什么时候让约伯离开那堆炉灰?”我让他一直坐在那里,但我是想在这点上建造,带出一些东西,一个要点,让人们看到,这样我们就能开始祭坛呼召。然后,成百的人就会响应。

  呐,约伯痛苦地坐在那里,他渴望见到神。他说:“惟愿我知道他在哪里居住;惟愿我能去敲他的门,我就必认识他。我想坐下来与他交谈。”瞧,人的内心在呼求神。
17

肯定的,人是神的一个受造物,如果人内心有一种人的渴望在呼求神,某处必定有一位神来回应那个呼求。深渊向深渊呼唤,对那个呼唤必定有一个响应。在深渊能在这里呼唤之前,那里必定已经有一个深渊来响应那个呼唤,不然,这里就不会有呼唤。

  我常常说,在鱼背上有鳍之前,必须要先有水来让鱼使用那个鳍,不然,它就不需要鳍。在有树生长在地上之前,必须要先有土,不然,那里就不会有树。只要有一个受造物,就必定有一位造物主来创造那个受造物。明白我的意思吗?
18

42既然人的内心对某种东西有一种饥渴,那么,就必定要有某种东西来响应那个饥渴,不然,就不会有那个饥渴。所以,今晚我们在这里说:“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呐,如果有一位神,我们知道的确有,并且我们内心呼求要见到他,那么,为什么我们看不见他呢?如果这里有一个呼唤,告诉我们,我们想要见他,就必定有某种理由,某种方式能让我们见到他。现在,靠着神的帮助,我要尽力给你们看,或以三种不同的方式来讲,或说有四种不同的方式可以看见神。我打算讲的是:神在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中,神在他的子民中。

19

首先,我要讲神在他的宇宙中。我不相信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在明白了宇宙以及伟大的太阳系是如何运行的之后,还会说没有神。你知道地球一小时能运转一千英里吗?绕地球一圈是两万五千英里。地球每二十四小时就会自转一圈。所以,这样来算,一小时大约走一千英里。当它绕着太阳的轨道运转时;我不知道它一小时能走几千英里,但却是那么准时,一秒钟都不差。没有一只表或什么机器能达到如此的完美,而且不会坏的,没有这样的表。

  在瑞士,有人送给我一只表,他们说,如果我买的话,折合美元要三百块钱,是一种最好的表。然而,那只表还是常常会慢一分钟或快一分钟或什么的;它不可能是完美的。
20

然而,在太空中,这个地球在自转。谁让它旋转又保证时间准确无误呢?如果没有什么东西使它运转,它肯定会变慢一点的。它如何能一直保证运转得那么完美呢?它怎么能围绕着太阳运转得那么完美呢?它形成了冬天、夏天等等,简直是太完美了。没有人……六千年来,它没有慢过一秒,一直都很准时。它运转得如此完美,以致研究天文和太阳系的人,可以在事发前二十年就算出日食和月食的时间,他们甚至能告诉你它们交汇的那一刻。

  多么伟大!哦,我想,如果一个人能举目望天,他一定会像那个瑞典的诗歌作者一样呼喊说:“你真伟大,何等伟大!”你看那些的小星星,也许它们在太空中看起来相距只有四英寸,然而,它们之间的距离比我们地球离它们还远。然而,神却掌管着这一切。
21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威尔逊山,有个来参加查塔努加聚会的天文学家,他允许我和另一个天文学家一起上到那里,用巨大的望远镜看一看。他们拍了一些照片,因为我是白天去的;你可以看到一亿两千万光年的距离。把那个换算成英里,如果你想把它换算成英里的话,你得写下一排都是9的数字,绕图森几圈。

  你的头脑无法计算它,一亿两千万光年的距离,在那以外还有月亮、众星和诸世界。我们的天父照自己所喜悦的创造了宇宙,一切都在完美地运行着。哦,看到他多伟大,是多么的美妙!然而,他又使自己那么简易,这样,你就不会迷路了。《以赛亚书》35章说:“行路的人虽愚昧,也不致失迷。”它不需要聪明和教育。如果是这样,我就会成为失丧的人。它只需要用信心去相信,不是试图要理解它,而是相信它。只要是神造好的,问题就解决了。
22

呐,我们发现,人们试图要争辩说不是这样的,那些不信者。不久前在科罗拉多州这里,哦,我猜想大约是三、四十年前了。有个不信者走遍全国,竭力要使那些悔改信主的人变得不信。他甚至也对自己的母亲说,那时他母亲快死了;她说:“你现在能给我什么呢?”

  他说:“妈,逆来顺受吧。”对你自己的母亲这么说,太可怕了!
  他崩溃了,所以就到西部去,想要稍微休息一下。他带着一个包,去到了山里。有一天,他在外面走路……人们说,传道人都害怕与他作对,因为他是个,哦,他很精明,受过高等教育,是个有修养的学者。所以,他们就不去管他,让他自己去绞尽脑汁吧。
  后来他们说,有一天,他出来散步,他开始观看那些岩石,就开始思考,这些岩石到底从哪里来的。接着你知道,风开始从那些松树中刮过:“亚当,你在哪里?”你瞧,圣经说,他们若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就会马上喊叫起来。这个不信者就跪下来,成了一个甜美、可爱的基督徒,因为神在他的宇宙中,呼喊:“我是创造天地的造物主。”
23

不久前,我有个朋友,伍德先生,他住在杰弗逊维尔,是我的邻居。这里的博德斯先生,我的一个经理人,他今晚也坐在这里,与他很熟悉。伍德先生参加过路易斯维尔的聚会,他过去是个耶和华见证会的信徒,甚至被禁止去参加那些聚会。但他还是同他妻子一起来了,他妻子属于安德森的神的会。

  他们看见一个小女孩被带到了台上,圣灵如何说出了那个小女孩的毛病是什么,病多久了,她就变成了……那种病会把人变成像石灰或石头一样,我忘了那种病的名称。她有大约三年没有走动了;我奉主的名告诉她,她的病会好的。第二天,那女孩在台阶上跑上跑下,那天晚上在会堂里,跑遍了整个讲台,等等。
24

伍德先生,他看到这点,有点惊呆了,他最终……他有个儿子,因小儿麻痹而残疾了,他的腿从底下倒翻上来。我离开那里,到了德克萨斯州休斯顿,你们拿到的那张主的天使的照片就是在那里拍的。我当时在那里与那个持反对意见的浸信会传道人辩论,他说基督现在不是医治者了。过后,在那天晚上,主当着三万人的面降临并显明出来。他让这张照片被拍了下来,这光赐下了辨别的恩赐,这表明它是真的。

25

从加利福尼亚州来的,联邦调查局指纹和文件检验部的头头乔治·莱西,来到壳牌公司的大楼,检查了照片,说:“伯兰罕先生,我曾是你的批评者,我说那是心理作用;”但他说:“这台照相机的机械眼拍不到心理作用,是光照到了镜头。”所以,现在你们就有了这张照片。其中一张在华盛顿特区的宗教艺术馆里,照片底下这样写道:“世界历史上唯一一张被拍下来的超自然物。”呐,如果你们经过那里,可以停下来去看一看。

26

呐,注意,后来,伍德先生把他儿子带到那儿,我们当时在另一个地方;圣灵把他叫出来,说:“在会堂后面有个男孩,名叫大卫·伍德,他父亲是个建筑承包商,是耶和华见证会的。”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们,他们住在另一个地区,在南部的肯塔基州。所以,他说:“主如此说,这孩子得医治了。”那个残疾的孩子立即就站了起来,完全跟别人一样正常了。他现在是我的邻居。三年前,他娶了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女孩,我为他们证的婚,他们现在有两个很好的孩子。这里许多人都知道这事。

27

伍德先生和我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开进了肯塔基州的山区,进了一个小地方,一个叫阿克顿的地方,以前我在那里的卫理公会营地举办过聚会,那里只有一家杂货店,一个加油站和一处营地。那地方叫阿克顿,在肯塔基州。那个小地方有它自己的邮局,就设在杂货店里。我在那里举办过聚会,在我看来,那里是个打松鼠的好地方,于是,我想再回去。

  那以后过了两年左右,我们又回去那里打松鼠。当然,对你们亚利桑那州的人来说,我想……多少人知道那种肯塔基州的灰松鼠?多少人见过那种灰松鼠?哦,瞧,你从肯塔基什么地方来的?这样,我真是觉得回到家了。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松鼠肉更好吃的了,如果有的话,那我肯定是没找到。
28

我们有两个星期的假期,所以就去那里打猎。天气非常干燥。那些小松鼠,哦,它们躲得太快了!我们射击用的是点22的来复枪,但天气太干燥,我们无法打猎了。伍德先生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这里有个人,他有五、六百英亩的地,那里有山有谷,水会从小溪流到那里。”他说:“那里很湿,我们可以走在溪流的下游,就不会惊动他们了;”但他说:“他是个不信者。”

  我说:“好吧,我们去试试看。”
  于是,我们穿过树林,走过那片地区,翻过几座小山,一些小山路;最后,我们来到一间屋子那里,有两个戴着垂边软帽的老人坐在树底下。他说:“那边那个就是他,他是个难缠的家伙。”
  所以,我们停下来,我说:“你认识他,最好你过去,我还是坐在车里吧。”
  他说:“好的。”于是,他下了车,走过去。他说:“你们好!”他说:“我叫伍德,”他说:“我名字叫班克斯·伍德。”他说:“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在这里打一会儿猎;我们刚才在另一条小溪那边打过了,”他说:“但那里很干燥,打不到猎。”
29

他说:“你是吉姆·伍德的儿子吗?”呐,他父亲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一位读经人,他是其中一位读经人。他说:“他是个诚实、很好的人。”

  他说:“我是他儿子。”
  那人说:“哦,吉姆·伍德是我遇见过的最诚实的一个人。你随便吧,爱在哪儿打,就在哪儿打。”
  他说:“谢谢,先生。我带了我的牧师一起来;我想,让他一起去打没事吧。”
  他说:“你不会差劲到走哪儿都带着个传道人吧?”他说……我想,我最好下车吧,于是,我就下了车,走了过去。我说:“你好!”
  他说:“你好!”他说:“你知道,我想,我是个有点让你们难对付的人。”
  我说:“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是想打猎。
  所以,他说……我说:“我猜想,你可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30

他说:“是的,”他说:“我没有什么反对你们的,除了一件事,”他说:“你们是在瞎叫。”

  多少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那是指一只骗人的狗,你明白吗?它对着树吠:“浣熊在那里,”等他过去了,浣熊却不在那里,瞧?
  他说:“你们是在瞎叫。”
  我说:“哦,你是在发表看法。”
  我妈妈常说:“你给母牛足够长的绳子,它会把自己吊死的。”所以,我想,我要给他足够长的绳子,就让他一直谈下去。
  他说:“哦,”他说:“我在这一带地区已经……那里有个旧烟囱,我原来的家就在那里,六十年前被火烧了。我父亲建了这个地方,我一直住在这儿,走遍了这一带地方。”他说:“我已经七十六岁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神,没见过天使或任何这类的东西;因此,根本就没有那些东西。”
  我说:“瞧,当然,你还是在发表看法,”我说。
31

他说:“哦,我认为你们只是游手好闲,过着轻松的生活。”

  我想:“哦,伙计,巴不得你知道这是什么。轻松?”
  他说:“我想,你们大家只是过着轻松的生活。”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那是……瞧,那还是在发表看法。”
  他说:“哦,”他说:“我认为就是这么回事;”他说:“你们在那里瞎叫。”他说……
  我说:“你去过教会吗?”
  他说:“没有,我……”他说:“我不相信去教会;”他说:“有一次,大约两年前,有个来自印地安纳州的人到了这里,在这里找了个地方,他们在卫理公会的营地举办聚会。”他说:“我忘了那个人叫什么。如果我见到他,我倒想跟他谈谈。”
  我说:“是吗?”
32

伍德弟兄要开始说,我拦住了他……母牛已经在绳子的末端了,你知道。我站在那里,脸上的胡子有这么长,全身都是血迹,两个星期没有洗澡了,所以,你知道。我说:“是的,先生;”我说:“怎么回事?”

  他说:“哦,我们这里有个女士,住在山脊那边,名叫某某某;她得了癌症,快要死了。”他说:“我们把她送到路易斯维尔的癌症专家那里,他们想给她做手术,癌症在胃里。”他说:“她的胃肠都被癌症布满了,医生甚至无法用灌肠剂给她洗肠;他们只得带她回家等死。”又说:“她越来越不行了,他们都没法把她扶到便盆上了,只得用垫单;妻子和我一天去两次给她换垫单。”他说:“她快死了。”
  他说:“这个传道人当时在阿克顿那里,他在那里有两个晚上。”他说:“她妹妹住在另一条小溪那边,在山下约三十英里的地方。那天晚上她去了那里,她说,那人以前从未来过这个地区;又说,那人站在台上,朝着约一千五百人的会众看去,说:’有个叫某某某的女士,今晚你离开家时,把一块白手绢放在了口袋里,你从一个有大理石作台面的梳妆台前离开了。在房间角落里有一些蓝色的小图案。你有个姐姐,名叫某某某,得癌症快死了。你去,把这块手绢放在你姐姐身上,因为这是主如此说,她必会活着。’”
33

他说:“大约晚上十一点钟,我听到那些吵闹声,还以为是救世军到了山顶上。”他说:“我醒了过来,我对妻子说:’哦,她死了。那么,明早我用小货车把她拉出来’。”只有一条路能去到她住的地方;你得把她弄到那里,才能用小货车把她拉走。他说:“我就一直等到早上,又说:’我们就去,把她弄出来’。”

  他说:“第二天早上,妻子和我早早起来了,去到了上面,当我们进屋时,我们发现她与丈夫正坐在餐桌边吃烤苹果馅饼;”他说:“现在她就在那里,她不但能干自己的活,还能帮邻居干活。”
  我想:“哦,哦,时候到了;”我说:“呐,你不会相信那种东西吧?”
  他说:“哦,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上去看一看。”现在,他给我传道了。
  哦,我说:“我们今天有这么现代的科学,这么好的医生,难道你想告诉我……”
  “那么,”他说:“如果你不信,你可以上去问问她;她就在那里,是吗,约翰?”
  那人说:“没错。”另一个老人是个信徒,他说:“没错,她现在就在那里,你可以去问问她。”
  呐,现在他给我传道了,你瞧?于是我想:“好了。”所以,我说:“你说是怎么回事?”
  他说:“我想问问那个人,他怎么知道她就是这里的那个女人呢?他以前从没来过这地区。她当时得癌症快死了,他怎么知道她得癌症快死了?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他怎么知道那女人是她的妹妹?他怎么知道当那手绢放在她身上时,她的病就会好?”他说:“我若看见他,我要跟他谈谈。”
  我说:“哦,希望你能看见他,”
34

96我就转过了身。那时大约是八月中旬,天气还很热,但叶子已经开始从树上掉下来了。他那里有一棵很好的苹果树,苹果落得满地都是。我说:“我吃一个苹果,你不介意吧?”

  他说:“反正小黄蜂也要把它们给吃了。”多少人知道小黄蜂是什么?他说:“它们吃,你也可以吃。”
  于是,我拣了一个,在脏脏的裤子上擦了擦,你知道,然后咬了一口。我说:“真是个好苹果。”
  他说:“哦,是的,那棵树是我四十年前种的。”
  我说:“嗯嗯。”
  他说:“是的,先生,我种在那里的。”
  我说:“每年都这样结果吗?”
  “是的,每年我们从那棵树会收几筐的苹果,我们把一些放在棚子的顶上晒干。”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非常好吃。”
35

我说:“呐,很奇怪,”我说:“你注意到,现在还没有下霜,还没有冷风或寒流过来,但那些树叶却开始从树上脱落了。”我说:“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说:“哦,那生命离开了树叶。”
  我说:“生命离开了树叶?”
  他说:“是的。”
  我说:“那生命去到哪里了呢?”
  他说:“下到了树根里。”
  “哦,”我说:“它下到树根作什么?”
  他说:“哦,躲避冬天;你瞧,这里气温会降到零下二十度。”他说:“如果那生命留在树上,那生命就会死的。它必须下到树根里。”
  我说:“哦,我明白了,嗯嗯。”我说:“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那棵树没有任何智能,因为它只是一棵树,只是一种植物的生命。”我又说:“是什么智能在下霜之前告诉它,说:’赶快离开这里,跑到树根里藏起来;如果你不跑,就会死的’。是什么智能那样做的?”
  “哦,”他说:“那只是自然。”
  我说:“瞧,我告诉你,你拿一桶水,放在那里的那根柱子上。让我看看,所有的水都跑到柱子底下,然后,来年春天又回到上面。”
  他说:“我还从没想过这点。”
36

我说:“我去打松鼠时,你可以想想这点。那么,我回来后,如果你能告诉我是什么智能对那棵树里的树浆,那个生命,说:’下到根部去,藏起来,等到春天再返回来’;当你找出是什么智能按照季节的变更,让生命又上又下时,那么,我就告诉你是什么智能告诉了我那个妇人必要得医治。”

  他说:“告诉你?”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
  他说:“你不会是那个传道人吧?”
  我说:“我就是伯兰罕弟兄。”
  他说:“你能证明吗?”
  我说:“肯定的;”我说:“我猜想,我看起来不像。”
  他说:“不像,我欣赏这样;”他说:“你看起来像人。”
  我说:“哦,”瞧,我说,我那样说,瞧,我说:“好吧,先生。”
  他说:“你是个传道人?”
  我说:“是的,先生。同一位神能对一棵树说话,也能对一个人说话。”我就在那里引导那个老人归向了基督。
  一年后我又回去,他已经去见主了。他妻子告诉我说:“伯兰罕弟兄,他得胜地去世了,赞美神!”
37

那是什么?他看见神在他的宇宙中说话。他虽然见过这一切,然而,正是一棵树的特性向他宣告了有一位神,瞧?他找到了,找到了耶稣基督作他的救主。

  哦,你能在日出中看见他,在日落中看见他;无论你往哪里看,都能看见神。就像那天晚上我说的:“如果神在你里面,你就能在那里看见他。”
38

在北部的科罗拉多州,我常常去那里打猎。有一年秋天,另一个人与我去那里打猎,我们分开走。我们去打麋鹿。它们住在很高的地方,直到雪把麋鹿赶下山为止。实际上,它们是在山上的林带附近,因为它们是野生动物。我们每人带了一匹驮马,一匹骑用马,然后上山。杰弗里斯先生是那个牧场的主人,他沿着小溪的一条支流往回走,大约有二十英里远,而我走另一条路。

39

在秋天的时候,你知道,就是那样,一会儿出太阳,一会儿下雨,一会儿下雪,一会儿又下雨,然后,又出太阳。你知道是怎么样的。一场暴风雨刮过了那座山。

  我几乎快到林带边上了,我把骑用马拴在山下,离我有十到十二英里远;我一路打猎过去,都很干燥,后来,暴风雨来了。我躲在一片被风刮倒了的树丛边上,那里,风把一些林木和一些铁杉刮倒了。所以,我就躲在这些树后面,等风过去。后来暴风雨转成了寒流。我想,我在那里站了约有一个半小时,几乎冻僵了,风还在刮着。过了一会儿,风势小了,我有点要打瞌睡,有一点点睡意。
40

于是,我抬头看,我站在那里,四处看着。我看见太阳出来了,但这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在那里的高处,飘下来的雨落在那些常青树上,都结了冰。太阳照在那些冰上,就形成了彩虹。哦,我能看见神就在那里。神就在那里,在那彩虹的约里。我想:“神就在这里的山顶上。”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大公麋鹿(它在暴风雨中迷失了)呼唤鹿群。我能在那里听见神。一只老狼在山上呼叫,山下有一只母狼呼应。神也在那里。我一直都相信神住在那里;他在落日中;他在彩虹中;他在麋鹿的叫声中;他也在狼的叫声中。他在大自然中,到处都是。
41

使我感到惊讶的是,就在我对面的树桩上,坐着一只小松鼠。它就像“爱尔兰人的猫头鹰”:有的是羽毛,但没有猫头鹰,只是一个小不点,坐在那里,拱起着身子。但它是林子里的蓝制服警察;它一喊叫,所有猎物就都跑了。这时,它坐在那里对我叫着,好像要不是它个头太小的话,它简直能把我撕碎似的。它在那里跳来跳去。我想:“小家伙,不要那么激动。”那使它激动的东西……

  当我看到这些东西时,我自己也开始有点激动了;“神啊,”我说:“哦,这个地方真好;我觉得好像彼得在变像山上所说的那样:’让我们在这里搭三座棚,留在这里’。”我魂里充满了神的荣耀,我把枪靠在树上。我想,我快爆炸了;我绕着树一直地跑,大喊:“赞美神,赞美神!”
42

118我必须抒发点什么出来。我想,我只有这个“喷气阀门”。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么好的感觉,但你们可以那样做,因为我有了经验;我知道那是对的。当你眺望远处时,就会看到神在你四周;你在那里闻不到烟味;那里没有啤酒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半裸的女人,他们都在魔鬼的垃圾堆里。但那里是神居住的地方。

  所以,我在那里一圈一圈地跑着,说:“感谢你,主!我看到那道彩虹。”我想:“他就抬头看……”在《启示录》第1章,约翰看见基督,他是一道彩虹,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始是终;他立了约,不再毁灭这世界了。接着,我们在这……新约是用他的血所立的约。
43

我开始变得忘乎所以了;我不是在扮演伪君子;我只是感觉太好了,我想要抒发自己的情感,我大声喊着:“赞美神!”绕着树跑。如果有人上来,我想,他们一定会认为林子里有个疯子。但我不在乎谁在那里;我感觉太好了,我想要在主里欢喜。我想,我可能激动了那只小松鼠;我猜想,它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不光是松鼠,可能很多人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甚至人类也没看见。

  我在那里转圈跑,我猜想,那场面看起来是有点滑稽,但我感觉很好。接着,它坐在那里,拱起身子,对着我叫,它的小眼睛都快从腮帮子上鼓出来了。我说:“不要激动;我只是在敬拜我们的造物主,坐下来,你要是这么做的话,也会感觉好点的。”然后,那个小家伙坐了下来。我想:“你看不到吗?你看,神就在这里,举起手来,赞美主!”我说……
44

我恰好注意到,它不是在看我。它头低着,像那样看着。我想:“哦,那个小家伙在看什么?”暴风雨刮过之后,把一只大鹰迫降在那片被刮倒的树丛中。是这个让小松鼠很激动,那只鹰在那里的树丛周围走着。

  所以,我想:“现在,主啊,我看见你在彩虹中;我看见你在落日中;我听见你在动物的叫声中。那么,我如何在那只鹰中看见你呢?你在那只鹰中吗?你为什么使我停下来不继续赞美你呢?”瞧,神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正确的,他知道有一天我要讲这点,神就在那里。这只大鹰跳到一根树枝上,然后看着我。我想:“哦,我真羡慕它,它不害怕。”
45

127我羡慕任何毫不畏惧的东西。神不能用一个懦夫;如果你太懦弱,不敢在老板或其他人面前做见证,以耶稣基督为耻,他就不能用你。如果你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我想,像保罗说的:“我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它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有些人在教会里可能会大呼小叫,但他们一到外面,就泄气了。呐,那种宗教毫无用处,那只是表演。它必须要被活出来。

  然后,我注意到那只大鹰,它不害怕。我想:“瞧,你知道吗?你不害怕我吗?”它那两只灰色的大眼睛看着我,我想:“你为何不害怕呢?”我说:“我可以拿这把枪打你。”我说:“你不害怕我吗?”他只是……它没有留意我,它是在看那只松鼠;它回头看着我,又看着那只松鼠。我想:“我也对这松鼠的叫声感到厌烦了,你呢?”所以,它一直在来回地看着,
46

130过了一会儿,我想:“是什么使它那么自信呢?”我注意到,它一直在整理着翅膀,你知道,它把翅膀的羽毛弄得蓬松,嗯嗯。瞧,就是这样。瞧,它有神赐给它的礼物:那对翅膀。它知道,我的手一去拿来复枪,它就可以飞到林子里去,看到吗?只要它能感觉到神赐给它飞向安全之地的力量,它就不会害怕。

  哦,如果一个基督徒能那么做就好了。如果一只鹰能如此信任那对使它脱离一切危险进入安全之地的翅膀,那么在耶稣基督同在中的男女(神在那里显明自己),他们岂不更该对任何东西都无所畏惧吗?如果你能知道这点并看见,看见圣经中说必定要这样,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行走在我们当中,行他素常所行的事,应许说,就在末时来到之前,他必行这事;我们还怎么可能害怕呢?
  没有什么能害你,它怎能害你呢?主已经得胜了,他胜过了一切:死亡、阴间、坟墓、疾病以及任何东西,罪。我在主里面已经完全了,不是靠我自己,我什么也没有。但我在他里面是安全的。我看见那只鹰一直在那样做。
47

132有一次,一个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不怕把人叫到台上来,万一出错了怎么办?”只要我能感觉到主在我身边,就不会出错,是的。永远都会对的。

  你知道,它蹲在那里,直到听烦了那只老花栗鼠叽叽喳喳的叫声;它猛地一跳,扇动了两下翅膀;我注意到它没有再扇动翅膀。它知道如何调整翅膀。当风刮来时,它就迎着风往高处飞。风又刮来时,它又迎着风继续往高处飞。它一浪高过一浪地往前飞,我站在那里观察它,直到它在空中变成了一个小点。它一直飞,一直飞。
48

我站在那里,擦掉脸上的泪水;我说:“这就是了,神啊。我明白你为什么差遣那只鹰来。”瞧,他不是这个礼拜跳一下,成了卫理公会信徒;下个礼拜再跳一下,又成了浸信会信徒;不是扇扇翅膀离开这儿,又扇扇翅膀飞到那儿,而是晓得如何把信心的翅膀放在圣灵的大能中。当它像咆哮的洪水来临时,你却可以顺势航行在浪尖上。

  离开这种属地的“叽叽喳喳”:“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圣灵洗这回事;没有什么神的医治。”这里“叽叽喳喳”,那里“叽叽喳喳”。只要把你的翅膀放在圣灵的大能中,让主带你越过所有这些“根本没有这回事”的“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49

136那只鹰知道它在做什么,也能信靠。瞧,神在他的宇宙中,你不相信这点吗?你看见神在他的宇宙中吗?你可以在鸟类中看见神;你可以在花儿中看见神;你……哦,我们可以花一个晚上来讲这点。你们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吗?好的。

  现在,让我们看看,神是否在他的道中。呐,我们要在神的道中来看他。他不单在他的道中,而且他就是道,没错。圣经在《约翰福音》第1章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与他的道是一样的。
50

耶稣说这道是撒种之人所撒的种。任何能发芽的种子落在正确的土壤里,都会长出它的同类来。呐,我知道这信息录了音,这些磁带……我们在全世界都有磁带的事工,许多人……今天晚上,这里大约有一千人在听道。但在这录音停止之前,在全世界会有上百万人听到它。我被录了下来。我说到了这点,即神的道是种子。你的头脑要是能对神的任何应许都有一个正确的态度,神就会使他的应许成就;只要你能把自己摆在正确的位置上,相信那应许是给你的。

51

141但如果你让某个学问多得不得了,却没有足够的理智知道该怎么控制的里基,把它放歪了位置,放歪到某个已经过去的时代或将来的某个时代,那它对你就不会有任何的果效。就像耶稣说的:“你们藉着你们的遗传废了神的诫命,”因为你试图把神定义成历史中的神或某个预先要来的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以前是怎样的神,他如今还是怎样的神。如果你能有这样的态度,相信那应许是给你的……耶稣在《马可福音》11章22节里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你们心里若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你就能得着你所说的。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就必得着。”难道神还能做出比这更大的应许吗?你必须相信,因为它是种子。呐,如果你向我要一棵橡树,我就给你一粒橡树子,潜在地说,你就有了一棵橡树。它是在种子的形式里。你若想要神进到你的生命中,只要接受他作你的救主;潜在地说,你是有完全身量的神的儿子;你将长大成神的身量,就像那粒橡树子一样:会长大成一棵橡树。

52

呐,你们在亚利桑那州的人,你们种橙子。首先是一粒种子;种子烂了,这种子,麦粒必须落入地里,正如耶稣谈到自己时所说的,它必须烂掉。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唯一的道路就是接受神道的生命细胞,神自己的生命,然后向你自己的想法烂掉;让神来行这事。

  我的任务不是要弄明白神的话,我弄不明白,我只要相信它。神从未叫我把它弄明白;他从未说:“你感觉到了吗?”他从未说:“你明白吗?”但他说:“你信吗?”这才是关键。
  不要到某个神学院里让他们用一些社会上的信条,像灌防腐液一样灌到你里面。你需要的是圣灵的洗,神化身的大能住在你里面,接受这道,并使它完全照着所写的样式活出来。我环游世界已经有好几圈了,什么人都面对过,我知道这是真实的。他就是神。
53

呐,那棵小橙树,如果它在……当你把它种在外头时,也许当你拿到它时,它只是这么一点小嫩枝,只有这么大。呐,你把它种下去,你只要这么做就够了;你不用过去说:“呐,我要去某个地方拿一些橙子,把它放进树里头。”橙子已经在树里头了;那棵小树唯一要做的就是……你必须给它浇很多的水,然后,那棵树唯一要做的就是喝水。它一直喝水,一直喝水,直到喝足了。当它喝水时,它的枝子就长出来了;它喝得越多,叶子就长得越多;喝得越多,花就开得越多;喝得越多,橙子就结得越多。只要喝水,成长;喝水,成长,那就……

  你也是这样。当我们一起栽种在基督里,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从他的应许中喝水,长大。当你接受基督后,你所需要的一切就在你里面了,因为基督在你里面。你只需要从他的道中、他的生命中喝水,然后长大。哦,是的。我相信,他是那浇灌在我们身上的水;他是生命。我相信,他是那永不枯竭的生命泉源,我们只需要种在他里头,然后长大。
54

当亚伯拉罕已经是七十五岁的老人时,他接受了在道中的神;撒拉六十五,她过更年期有二十年了。撒拉十八岁时,亚伯拉罕就娶了她,与她生活在一起,她是他半个妹妹。有一天,神临到了这老人那里,告诉他,他将要从撒拉得一个孩子。那道,那道,神在他的道中;当神对亚伯拉罕讲了这事后,所有与之矛盾的推理都离开了亚伯拉罕。当你看见神在他的道中,你也得这样做;所以,你也必须那样接受它。

55

瞧,你的话永远不会死。我可以在这里用一个传送装置说话,我说的话会立刻传到全世界去。今晚,有多人的图片正在穿过这会堂,打开电视机,就知道是不是这样了。人们所说的话正在穿过这里,你看不见它,你的感官也感觉不到它,但它在那里。话是不死的。

56

不久前,我看见了这个年轻女子死去的异象,人们说她是自杀的,大约一年前,我忘了……她是那种女孩,是个很有名的女人。那时,我正在山上,我看见她死掉了;他们告诉我,说……他对我说:“呐,她……你可以说是四点钟,四点差几秒;”他说:“人们会说,她是自杀的,但她是死于心脏病。”那女人叫什么名?她就是……一个金发的年轻女子,玛丽莲·梦露,就是她。她死了,但她不是自杀的。

  我为这个女孩感到难过;她是那种看上去总是很忧郁的女人,她需要某样东西。真希望我能去到这孩子那里,她需要基督,她可能去了某个冷淡、形式化的教会;但她需要一个真实的救恩,一种能带给她内心确据的东西。她的父亲,她从未见过他;她母亲在精神病院里。这些事都在这女孩的脑海里;她需要基督。后来,在这点上,我们知道……
57

156那天晚上,我的孩子们告诉我电视上正在播一出电视剧,叫“不归河”。有一次当我跟基督徒商人会在那里的时候,我钓到了一条破纪录的彩虹鳟。他们要我看看是不是那条河;我们去到一个有电视的地方,想看看是不是那条河;是不是那个导游唐·史密斯带这个女孩下去的。她就在那部电视剧里,与我所看见的是同一个女孩,她一年前就死了。但在那里,她所演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都在那里;她的声音还活着。呐,这就像是在第四度空间里。在审判那日,同样的事情会临到我们每个人。

58

所以,当耶稣基督说出这些话语时,它们永不会消逝。科学宣称,从现在起二十年内,他们就可以捕捉到那个真实的声音。他们能够捕捉到耶稣说话的真实声音,它仍然在地上。因为你看,你是个发送站;然后,也必须有一个接收站。如果你是可接收的物体,接收站,接受神的道,那么,它对你就是真实的,它就会活出像以前那样的生命来,阿们!

59

呐,亚伯拉罕接收到了;神说:“你要从你妻子撒拉生一个孩子。”

  呐,对属血气的头脑来说,这是愚拙的。你能想象一个七十五岁的老人和他六十五岁的老婆走下来,说“呐,医生,我们要安排住院”?哦,他们会说这老人头脑不正常了,瞧?但所有接受神和他道的人,对世人来说,都会被认为是有点头脑不正常的,因为世界的事对神来说是属血气的。传讲福音和基督徒的事,对那些灭亡的人来说也是愚拙的。
60

但亚伯拉罕相信它。我能看见撒拉在织小婴孩的鞋,你知道,她把别针都准备好了,她在做准备了。第一个月过去了,瞧?情况……他说:“亲爱的,你有什么感觉?”

  “没有什么不同。”
  “荣耀归于神!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有孩子的,为什么?神这么说。”
  一年过去了,“你有什么感觉,撒拉?”
  “没什么不同。”
  “我们无论如何会有孩子的,哈利路亚!”
  “你怎么知道你会有?”
  “神这么说的,那是道,神应许了。”
  二十五年后,二十五年后,他一百岁,撒拉九十岁;一个披着披肩、头戴防尘帽、像这样拄着拐杖走路的老奶奶,还有他,胡子垂了下来,说:“亲爱的,你感觉到不同吗?”
  “没有一点感觉,亲爱的。”
  “荣耀归于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有的;神这么说了。”
  就是这样,我们称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不管……哦,这将是一个伟大的……他二十五年后,更加地赞美神;它将是一个更大的神迹。
61

但我们看见耶稣基督在我们面前显明自己,他若不马上行一件事的话,我们就说:“我错过了,我没有得到。”亚伯拉罕的后裔?瞧?

  神在他的道中,“天地要废去,”耶稣说:“我的话却不能废去。”神在他的宇宙中,你信吗?神也在他的道中。
62

当时有一百二十个胆小的人,他们与耶稣在地上同行了三年半,见过他使死人复活,行过各种神迹奇事,等等;但他们害怕犹太人的恐吓,他们上到了殿外面的那个楼房里,沿着台阶上到殿里,进到一间小楼房里,那是殿外的一间小祷告室,那里点着一些小橄榄油灯或有灯芯的灯。他们爬上那里,关起门来,因为他们害怕犹太人。

  后来,五旬节到了,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门都打开了,窗户打开了;他们在圣灵的大能和作用下,冲到了街上去做见证,为什么?神的道向他们彰显了。神持守他的道,不再有胆怯了,这道已经锚定了。
63

呐,我要在这里停一下,说说这点。一个男人或女人,我不在乎医生说你得了癌症、患大麻风或无论什么病快死了,你若能接受这道,道就是神,某事就必定会发生的。没有任何人能对你再说别的话,你知道你正在做什么,是的,先生。

  你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吗?你相信神在他的道中吗?肯定的,神在他的道中。
  呐,神也在他的儿子中。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你看见神在他的宇宙中;你看见神在他的道中,因为他就是道,那是神在文字的形式中。那是道被放在文字中,但你若能接受它,它也在空中,哦!就像那个摸他衣裳穗子的妇人,她接受了道,瞧?不管那是什么,她心里知道,她若摸到了他,就必痊愈。
64

现在注意,神在他儿子中。哦,在《约翰福音》14章8节,耶稣说:“我与父原为一。父住在我里面,不是我行那些事,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行那些事。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5章19节:“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瞧,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

65

呐,当你思想这点时,你看到许多人把三位一体全搞乱了。有些人把它看作三个不同的个体,有些人把它看作一个,他们两个都错了。注意,不是三位神,是同一位神的三个不同彰显,明白吗?是三个属性:父神,他是旷野中以火柱样式出现的神;接着,同一位神在他儿子身上表达了他自己,这就是同一位神在他儿子里;现在,这同一位神作为圣灵在你和我的身上表达他自己,一直都是同一位神,不是三位神,是同一位神的三个彰显;是一位父的三个属性,这就是神的本体。他曾显示为儿子,那是他的本体。现在,他以圣灵的样式住在他的子民中。神降下来,因为罪,我们无法触摸到他。

  然后,神被投射在一个人身上,因为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神成了人的样式是为了受死,这样他就能把罪除去。现在,神在我们里面。“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然而我必与你们同在,也在你们里面,直到时代的结束。”神在我们里面,明白了吗?
66

呐,现在它看上去像这样,叫任何人都可以明白。许多时候,人们说耶稣是犹太人。有些人说,他是一半外邦人一半犹太人。他两个都不是,他是神,这就是他。现在,记住,当孩子生下来时,任何生命都来自雄性。生命细胞来自血红蛋白,即血液。生命在血里面,圣经这么说的。呐,就像……

  现在是春天,这时,所有的鸟儿都在筑巢,它们的巢里都是鸟蛋。呐,一只老母鸟可以到这里,把巢筑得很美,用各种各样的羽毛给它装饰起来。它可以下一窝的鸟蛋,然后坐在上面,非常忠诚地孵蛋,直到……它每天都准确地给蛋翻一翻,它能伏在蛋上面,保持它们的温度,直到这样,它不能……它几乎快把自己饿死了。它可怜的甚至不能离巢去弄点吃的来;它可以对那些蛋、那些将要来的小宝宝很忠诚。但如果雌鸟没有与雄鸟接触过,那些蛋永远也孵不出来,它必须与雄鸟接触过。
67

这使我想起了今天的众教会。有时,我们可以建最漂亮的教堂,我们有很多最优秀的执事等等的东西,有庞大的会众,市长还有每个来这教会的人都会对它大加赞赏。但如果他们没有与新生接触,与这位男性的基督接触,你得到的只是一窝的烂蛋。他们躺在那里,每一个都烂掉了。今天我们需要的是对这个“鸟巢”来一次老式、彻底的清理,从长老会、浸信会一路下来,一直到五旬节派等所有宗派。

  你必须来与耶稣基督—生命接触,他是那一位。母鸡可以下蛋,但除非它与公鸡接触过,不然,蛋就孵不出来。全能的神,父神,荫蔽了童女马利亚,在她的子宫里造了一个血细胞;不通过情欲,就生出了神的儿子来。那血细胞在各各他流了出来,哈利路亚!
  今晚我所依靠的就是那宝血,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其余我皆不知,唯靠我主耶稣宝血。”因此,是神的血救了我们;神的血把耶稣基督带到了我们中间;神的血带来了圣灵,不是犹太人或外邦人的血,而是神自己的创造的血。耶稣,这人,是神的儿子,神为自己造的,神支搭帐棚在那个帐棚里。
68

没有刑罚的法律就不是法律。如果你说闯红灯是违法的,却没有对它进行刑罚,那么,它就不是法律。神的律法也有刑罚。

  “你吃的那一日,必定死,”当人吃的时候,却没有……神不能差遣别人来代替那个位置,那又会变为不公义了。我要是让这位弟兄因着那位弟兄所做的而受死,那就不对了。神必须自己来,他能这样做的唯一方式就是他在他自己的肉身中来到,那是他为自己而造的创造的身体,使他能受死,阿们!
  这才是大有能力的福音;就是神在肉身中显现,以马内利,除去世人一切的罪。我们信靠那宝血,不是犹太人或外邦人的血,而是神的血,就是耶稣基督。故此,耶稣才说:“我与父原为一,我父住在我里面;”是父住在他里面。
69

一位妇人说:“耶稣在客西马尼园里向谁祷告呢?”有一次在街头聚会中。

  我说:“我要问你一件事,你见证你得了圣灵,他在哪里?你向什么祷告呢?”当然,他就住在你里面。
  瞧,我们拥有有限量的圣灵,耶稣拥有无限量的圣灵。我们是神的儿女,有限量的,就像从海洋里舀起的一勺海水,而耶稣是整个海洋。但这一勺海水里的化学成分与整个海洋里的是一样的。是数量的差别,但质量是一样的。因此,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在我们里面,是的。注意,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中。
70

192呐,今天,弟兄们,那些社会福音的传道人,试图要使耶稣成为只是一个先知或某个好哲学家或那样的人。他要么是神,要么就是世界上曾经有过的最大的骗子。他是神,没有多,也没有少。

71

一个属于某个异端的妇人,她不相信耶稣真是由童女所生的,不接受这点。他们相信这只是个想法而已。这妇人经常来听我讲道;有一天,她在外面找到我,她说:“伯兰罕弟兄,我喜欢听你讲道。”

  我说:“谢谢。”
  她说:“我发现你所讲的只有一个错误。”
  我说:“哦,感谢主;我希望主也只发现了一个;”我又说:“哦,我有许多错误,你才发现一个吗?”我说:“非常感谢,”我说:“可以问一下是什么错误吗?”
  她说:“好的,就是你太夸大耶稣了。”
  我说:“如果我所有的错误就是那个的话,那我肯定会进天国了,如果我只是夸他的话。”我说……
  她说:“你太夸大他了。”
  我说:“你说我夸大他是什么意思?”
  她说:“瞧,你使他成为神了。”
  我说:“他就是神。”
  “哦,”她说:“伯兰罕先生,你在这点上错了;他是个好人。”
  我说:“他远远超过了一个好人。”
  她说:“他是个先知。”
  我说:“他远远超过先知,他是众先知的神。”
72

她说:“哦,伯兰罕先生,如果我向你证明……你说你是基要派的;如果我能藉着你自己的圣经对你证明他不是神,你会接受吗?”

  我说:“如果圣经那么说的话,我相信圣经。”
  她说:“好的,我给你看自己的经文。在《约翰福音》11章,圣经说,当耶稣去到拉撒路的坟前,圣经说他哭了。他不可能又哭又是神。”
  我说:“就这么多吗?”我说:“你要说的都说了吗?”
  她说:“是的。”
  我说:“女士,你的论点比用快要饿死的鸡的影子熬出来的汤还稀。”我说:“瞧,你更清楚这点。”
  她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瞧,你没有……你看这里,让我指给你看一件事。”我说:“他是个人,但你没有看见他比人大得多。”我说:“他哭的时候,他是个人;他站在那里,瘦小、溜肩膀,他是个人;圣经说,他无美貌让我们羡慕他。他像那样站在那里,哭着,他是个人。但当他抬起瘦小的肩膀,望着天,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就站起来,又活了,那比人大多了。人做不到那个;那是神在他的儿子中。”
73

你们相信这点吗?是的,先生。那个死人,瞧,他已经腐坏了,换句话说,他已经烂了。圣经说:“他必臭了。”他的魂在四天里去到了某处。我们不争论这点,无论他在哪里;但无论他在哪里,朽坏认得他的主人,哈利路亚!魂认得他的造物主和他的良人;一个离开腐烂身体四天的魂站了起来,又活了。你告诉我,一个人能那样做吗?那是神在他儿子里行的。

  我承认,当他饥饿时,他是个人;那天晚上当他从耶路撒冷下来,四下看着一棵树,要在树上找吃的时,他是个人,没错。但当他拿起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又收拾了十二篮时,他比人大多了。那是神,造物主,坐在那里。他能使水变为酒;他能拿起饼来,分出更多的食物和鱼。神在他儿子中,绝对是的。
74

是的,那天晚上,当他躺在那只小船上时,他是个人;船忽上忽下;他太累了,因为看了很多的异象,能力从他里面出去了,传福音,医治病人,被众人批评。他走到船尾,躺下来。那是个人躺在那里睡觉。但那天晚上,就在那时候,海里有一万个魔鬼发誓要把他溺死。他太累了,甚至都动不了了;甚至海浪也没有摇醒他。那只小船在怒吼的大海里好像瓶塞一样飘摇,也没有摇醒他。他是个人,他困了;他累了,他精疲力竭了。

  但当他一旦醒来,走过去看着他的门徒,说:“哦,你们小信的人哪,”他的脚踩在船尾上,举目望天,说:“静了吧,住了吧!”风和浪就听从了他,在那里说话的那位比人大多了;那是神藉着他儿子说话。是的,先生。神在他儿子中,我相信他是神。
75

那是真的,他死在十字架上时,呼求怜悯;他死时,喊着要一口水喝;他死时,呼求怜悯;当他死时,他是个人。但在第三天,当那预言应验时:“我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阴间所有的魔鬼……他拿着死亡、阴间和坟墓的钥匙出来了。他复活了,升上高天,将恩赐赏给人,那是比……

76

任何一个稍微有点成就的人也都相信这点:诗人、作家等,各个时代的先知;我们可以采访他们当中的几个。要是今晚我能把埃迪·佩罗尼特叫到这里来,会怎么样呢?他卖不出他的诗歌,没有人愿意买;但有一天,圣灵临到了他,他就抓起笔来,写道:

齐赞耶稣大能圣名,天使俯伏敬拜;
在主足前冠冕献呈,尊崇万有主宰。
  是的,先生,他是万有主宰。他相信神在他里面。
  哦,当我听到另一个人说道:
每逢思念奇妙十架,荣耀救主在上悬挂。
名利财富我看如粪土。
  另一位写道: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去我的罪愆;
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
一日他再来,接我进荣耀!
77

巴不得今晚我能叫出芬妮·克罗斯比,说:“你对神是怎么想的?他是一位先知吗,还是什么?”她会这样说: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赞美神!神在他儿子中,叫世人与自己和好。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中(是的,先生),现在,神在他的子民中。
78

你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吗?神在他的道中吗?神在他的儿子中吗?现在,神在他的子民中,又怎么样呢?阿们!哦,“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耶稣说:“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要在你们里面,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是的,先生。我们应该成为怎样的一种人呢?

79

218这使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不久前在南方,人们曾经贩卖奴隶,黑人。布尔人,就是荷兰人,把黑人带到那里去卖;他们在美国这里作为奴隶被卖掉,这是错误的。本来人就不应该是一个统治另外一个;我们同有一位神,人的肤色与他的灵魂无干,我们都是从一个血脉来的。一个黄种人能给一个黑人输血,一个黑人也能给一个白人输血。神从一人造出万族,是的,先生,从一人造出的。但他们一直……神造了人,人搞出了奴隶。

  这点从起初就是错误的。
80

220他们曾经贩卖奴隶,好像在旧车场上卖车一样。他们有一些老式的房子和种植园,他们就去那里买奴隶。买家和经纪人会来挑选奴隶。有一天,一个经纪人经过一个种植园,他说:“哦,你有多少奴隶?”

  那人说:“大约三百个。”
  他说:“我想去看看他们。”他就去了。那些奴隶很悲伤,他们远离自己的家乡;他们永远不知道要怎么……他们知道再也回不了家了。他们再也见不到爸爸,见不到妈妈;母亲再也见不到孩子,这是一件伤心的事。主人会拿鞭子抽他们,要他们干活,驱赶他们去干活。
81

但他们注意到那里有个年轻人,他们不需要鞭打他。他昂首挺胸,到处走动,事情做得总是很到位。那个经纪人说:“我要买这个奴隶。”

  主人说:“但他不卖。”
  他说:“那人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呢?他是那些奴隶的头吗?”
  主人说:“不,他是个奴隶。”
  他说:“或许你给他吃的与其他人不同。”
  他说:“不,他也跟其他奴隶一起在那个食堂吃。”
  他说:“是什么使他那么与众不同呢?”
  主人说:“我开始也很纳闷,后来才知道。在他们所来的那个非洲的家乡,他父亲是那个部落的王;尽管他是个外人,然而,他知道他是王的儿子。”那是他的品性,他想要举止像他的父亲。
82

哦,然而今天的情形是何等的耻辱啊!那些声称是神儿女、有神性情的男女,声称是神众子的传道人,却在讲台上否认有神的医治,否认有圣灵的运行。

  何等的羞耻!我们的姐妹声称是神的圣徒,却剪头发,脱掉衣服,举止像那样。何等的羞耻!我们的教会允许男人结两、三次婚,却还作堂里的执事等等。多大的耻辱啊!
  我们应该知道,虽然我们在这世界是外人,但我们是天上王的儿女,我们里面的品性应该像耶稣基督,叫我们可以反映出他的品性来。神在他的子民中,是的,我全心相信这点。
83

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是同样的彰显。看看我们这个星期所找到的,他如何彰显出自己是弥赛亚,一个在他里面的恩赐。他可以辨明你的心思,辨明他们的意念,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事。

  有一次,有个小妇人挤进人群,摸了他的衣裳穗子。她说:“只要我能摸到他……”她跑进人群,站着或坐下或别的什么。
  每个人都用手臂搂着他:“喂,拉比,年轻的先知,你好吗?”
  有些人说:“嘿,我听见你能使死人复活,我们墓地里都是死人。”你到处都能看到这种好批评的人。
84

耶稣在那里,挤过人群,过后他就停住了,他说:“谁摸我?”

  彼得可能说了这样的话:“主啊,他们会觉得你头脑可能不正常了;你看,到处都有手臂和手在摸你,还说:’谁摸我’吗?”
  彼得为此责备他,耶稣说:“但我觉得有一个不同的触摸,一个真正的触摸。”
  今晚,我们有许多人承认了,许多人在做不同的事,然而,有一个触摸,有样东西能引起神的注意,神就会把自己反射在他的孩子身上。他所做的事,我们同样也应该做。
  那个小妇人在那里坐下了;耶稣四下里看着,直到找到了她;说出了她的血漏的事,并说她的信心救了她。
85

哦,当那个小妇人来到井边打水时,我们看见了耶稣。那妇人口渴,就把水桶放进了井里,这时,她听到一位年轻的犹太人说:“请给我水喝。”

  她看了看,说:“这不合习俗;我们这里有种族隔离,你不当向我一个妇人要水喝。”
  他说:“你若知道与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向我要水喝了。”然后,谈话继续进行着,直到主找出了她的问题所在。他说:“去叫你丈夫也来这里。”
  她说:“我没有丈夫。”
  主说:“你说的是实话。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与你同住的并不是你丈夫,你说的是实话。”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一个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来的时候,必行这事。”
  主说:“这与你说话的就是他。”哦,他在做什么?反射出神来。教会应该做什么呢?反射出主所做的同样的事。哦,将神反射在他的子民中。
86

我记得,在圣经里,有个老先知,完全被圣灵充满;书念妇人有个孩子,他死了,那先知听不到从神而来的话语。他就在地板上来回走着,直到神的灵临到他。他就伸开四肢,伏在死去的孩子身上,那孩子连打了七个喷嚏,就活过来了。那是什么?是那个先知吗?不,先生。是神在他的子民中,没错。那是神在他的子民中,肯定的,绝对是这样。

87

我们发现有个叫圣徒彼得的人,他没受过足够的教育,没有神学院的经历,没有任何组织的团契卡。但他被圣灵充满,神在他的子民中。人们看见他说预言,看见事情成就;他们观察他那伟大的生命。他们听说了他的影响力,一个讲话像耶稣基督的人。

  圣经说,人们看出他们是无学问的小民,但却知道他是跟过耶稣的,看到吗?瞧,神在你身上反射出他自己。他们发现,后来,人们极其地相信,神就大大地临到了那些人身上,甚至病人也躺在那个无学问的渔夫的影子下。躺在那里的人带着信心相信,神就医治他们,不是那渔夫的影子,而是神在他的子民中;神藉着他的子民在运行,肯定是的。
88

他们看见保罗站在那里说预言;每一件事都准确地发生了:预言一些事,行耶稣基督在地上时所行的一切事。他们看见神与基督同在;他知道基督与他同在,甚至人们从他身上拿走手巾和围裙,放在病人和受苦痛的人身上,恶鬼就离开了那些人,疾病得了医治。那是什么?神在他的子民中。

89

哦,这是我们今晚所需要的;看看昨晚,我听了磁带。有个妇人,我相信她是从俄勒冈州或什么地方来的。她是个穷苦妇人,为了来这里她花光了所有的钱;她有个未得救的丈夫和几个孩子。她病了,很痛苦,她到台上来。台下有人有不同的看法,以为我说出她的毛病是猜出来的。

  后来,圣灵回到过去,说出了她是谁。她的名字是她母亲给她起的;说出她小时候的名字叫什么;说出她现在结了婚之后姓什么;说出她去过哪里,做过什么事,从哪里来,正在做什么事,得了什么病;说出她有个还是罪人的丈夫和几个孩子;她得了某种疾病。呐,我并不知道,我刚刚才听了磁带。
90

后来,圣灵下来,说:“主如此说,我把你丈夫给你,我把你的孩子给你;我医治了你。”今天她很健康。她丈夫是那天晚上第一个来到祭坛边的人,她的孩子们也得救了。那是什么?是神,他晓得过去、现在、将来,那是什么?神在他的子民中,阿们!没错。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应许这些事会发生在末后的日子。

  就是这样,再过十分钟就十点了。我很抱歉,我一直说个不停。我这里记下了三十多处的经文。哦,哦,我把它们留给明天晚上吧。
  神在他的子民中,你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吗?你相信神在他的道中吗?神在他的儿子中吗?神在他的子民中吗?知道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儿子中,神在他的子民中,你岂不高兴吗?神仍然是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告诉你们……让我们祷告,让我们低下头。
91

我们的天父,我们相信你是神,我们知道你就在附近。在世界还没有开始以前,我们就看到你在那里。我们看见你伸出手,造了这世界。这世界是藉着神的道而形成的。我们今晚所坐在上面的尘土是神的道的彰显。如果不是,那么它是从哪里来的呢?你说话,它就成了这样;你今晚仍然是神。神啊,让我们看见它的异象;让我们明白你宝贵话语的真实意义。父啊,求你应允,今晚祝福我们。

  我祈求你今晚应允我们,显明出你就在你的子民中。现在,他们可以在宇宙中看见你;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看见你。主啊,现在,让我们看见你显现,我们的天父,如果你开恩给我们的话。我祈求,主啊,你知道,我们不是指我们必须看见这些事,而是使你的道可以成就。你不需要医治人来证明你是神的儿子,你行医治是因为你说,这样行是要叫这道得以成就。今晚,你行这些事不是因为你认为你应该行,你行这些事是因为你应许过要行这些事。你对这道负责,主啊,你也的确总是使它应验。
92

这里放着一些手帕,主啊,这些病人远在全国各地,他们是那些病了的小孩子和母亲们。你看到了这些手帕,我按手在它们上面,父啊,我知道我不是圣徒保罗,但你仍然是同一位耶稣。

  在圣经里,有一次说到,有一群叫作以色列的民族,正顺从你的诫命而行。他们正履行职责,走在路上;他们站在岗位上,红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切断了他们的路。法老的军兵正在逼近。两边是大山和旷野,看起来神好像使自己没有退路了。但有些东西正在路上,你应许他们说,你必领他们进入一片新的土地。红海挡住了去路;有位作家写道,神在火柱里,怒目俯视,他说:“当神俯视时,红海畏惧了,就退后,以色列民就继续他们的旅程。”
93

哦,天上的神啊,你今晚仍然是耶和华。今晚,你不单在火柱里观看,也在你儿子的宝血里看下来。疾病挡住了这些病人的去路,就是这些手帕所代表的那些病人。伟大的耶和华神啊,当这些手帕放在病人身上时,愿那魔鬼畏惧,就退后。神啊,求你把他们带到那个应许上:“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疾病的。”求你应允,父啊。我们这样祈求,是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主啊,求你祝福在会众中等候的人。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4

现在,我相信我们有点迟了;我们每天晚上都叫祷告卡,叫到祭坛这里来。我想,今晚我们只叫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所以,你就会看到祷告卡与医治无干。这里有多少人生病却没有祷告卡的?请你们举手,好的。这里的人,我没有看到一个是我认识的,我叫不出一个来,只认得坐在前面的这些小歌手。

95

如果我说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子民中;你们相信神在他的子民中吗?呐,你们每个人,你们朝这边看。彼得和约翰经过那叫“美门”的城门时,说:“你看我们。”那是指要注意,要听我说的话。他说:“金银我没有,但我把我所有的,即信心,我把我所有的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手伸过去,握住他,把他拉起来,他的踝骨就健壮了。然后,他就欢喜地行走。

96

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没受过教育,我不是……我不能称自己是个传道人,我只是个备用轮胎。但神给了我一个恩赐,一个彰显耶稣基督的恩赐,使人们能看到耶稣仍然活着。呐,如果他不是死的……如果他死了,那么,我们的信仰就是枉然的。

  我见过几百种宗教,作为一个到过世界各地的宣教士,我面对过各种魔鬼、巫医等东西,但我们的信仰是真实的,我们的神是永活的,他不是死的,他是活的。他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我告诉你们,任何在耶稣基督宝血下承认自己罪的人,如果他从神的灵重生了,他就是神的一个儿子;他们就是神的儿女了。
97

呐,要是耶稣今晚穿着他藉着我的好朋友卡尔·威廉斯送给我的这套西装站在这里,那会怎么样?要是他穿着这套西装站在这里,你走到他面前,说:“主耶稣啊,你愿意医治我吗?”瞧,他不能医治你,他已经医治你了。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就得了医治。你说:“请赦免我,”他在各各他已经做成了。整个救恩的计划都已经完成了,医治和所有一切都已经完成了。

98

圣经说,他升上了高天,坐在神的右边,你相信这点吗?他在那里做代求的工作,他是我们软弱的感觉能够触摸的大祭司,你相信这点吗?在神与人之间唯一的代求者就是耶稣基督,那是符合圣经的。你可能见过别人试图这么做,但神唯一垂听的那位,是耶稣基督,没错。注意,他是大祭司,坐在那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呐,如果他今晚行走在这里,你有信心相信他能医治你,就像那个小妇人相信神在他的儿子中;呐,你们相信神是在他的道中;你们相信神在他的子民中。
  耶稣从死里复活,又回到了圣灵中,返回来住在他的子民中,行他过去所行的事。这事成就的时候到了,因为外邦人结束的日期很近了。耶稣在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的末期行了这事,现在,在外邦人的末期,也行他以前所行过的事:照着圣经的应许行这事。
99

现在,你们台下每个生病和有需要的人,天父知道我说的是真理。如果这会堂里我能看到的有谁是我认识的……就在这个时候,朝这里看,这些小男孩坐在这里,那个唱歌的小女孩是我看到的唯一认识的人。你们台下有多少人知道我对你们一无所知,你们是陌生人的,请举起手,瞧?每个人。我不管你坐在哪里,在后面,或无论在哪里。

  呐,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大祭司,我们对他来说就成了接收站。他所做的事,我们也要做。我知道,你可以听一堂心理学的讲道;我们可以谈论耶稣是什么,那没问题。但它会有用吗?我们可以说他是一样的,但那会有用吗?就像有人要卖东西,它外表好看,但让我们看到它运作。
100

呐,我们的信仰必须变成行动;基督信仰是一种行动,是耶稣基督亲自在行动,能够……就像这个麦克风,这麦克风完全是哑的,除非有声音传进去;然后它就把所讲的话转换成声音。但它本身是哑的,任何男女也是这样。说到这些事,你是哑的,但如果你与基督接触,他就能带领你,使用你,你不是……那不是你的声音,是他的声音。这是为什么我可以让任何人去听这成千上万次的录音,你见到有错的吗?将来也不会错,因为那是神。呐,你们必须相信这点,你们必须接受这点;你们必须有信心,不要疑惑。

101

现在,对你们在会众中的人来说,我要你们低着头一会儿,我要你们像那个小妇人那样祷告,说:“主啊,我病了;”或“我有个朋友病了,”或“我太有需要了,我有家庭的麻烦;”或任何你所需要的事。

  你说:“主耶稣啊,我知道那人不认识我,他对我完全是陌生的;但你认识我。天父啊,我求你帮助我,我求你医治我。我要触摸你的衣裳。我离他那么远,再说,摸到他也不会有什么用处;他只是一个人,但我要触摸你。”
  “他说,我们正生活在末世了,最后的迹象已经照着圣经所说的临到了教会,正如你来见亚伯拉罕,那群被从所多玛呼召出来的选民。”
  “现在,父神啊,愿今晚这事成就,只愿它成就,父啊,当……让这人告诉我,对我说话,好像主对那摸了他衣裳的妇人说话一样,我现在全心相信你。”现在,你若愿意,姐妹,请轻轻地弹奏乐曲。
102

280现在,要祷告!每个生病的人,不要再走动,不要……有人在照相,不要再照了。瞧,圣灵是光,我正注视着他。

  呐,你看到我处在什么位置上吗?在我后面是一群赞助聚会的传道人,在我前面是大约一千人的会众。我曾经有一次见到五十万人坐在那里。我不认识一个人。今晚,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我要你们只要祷告,说:“主耶稣,让这个,所有的迷信从我身上都除去。他说神在他的子民中,他说在末后的日子,神差他来向教会宣明耶稣基督。我病了,巴不得今晚我能摸到你的衣裳。”
  “他们告诉我,圣经说,你是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圣经说,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么,你昨日如何行,今日也必照样行。”
  “那个妇人摸了你,在会众中坐下来,你转过来对她说,她得了什么病,说她的信心使她痊愈了。”
103

现在,要诚恳地祷告,愿主神应允那恳求,这是我的祷告。呐,只要真正存敬畏的心祷告一会儿。你若是罪人,就说:“主啊,赦免我。”你若病了,也是个罪人,就说:“主啊,赦免我。”你若是基督徒,你就有权利去到生命树那里。

  呐,如果你觉得你已经祷告过了,你有什么东西……呐,你把心思盯在基督上面。如果你愿意,可以举起手,只要把心思盯在基督上面,朝这边看,朝我这边看。
104

现在,只要全心相信,说:“主耶稣啊,尽我所知道的,我已经做了信心的祷告;我没有祷告卡,我不会被叫到祷告队列里。哦,要是过会儿他叫祷告队列,我不会在那里;我没有祷告卡,但我有信心;神啊,请帮助我!”

  现在,你们这样做。那么,如果耶稣基督降临下来,恩膏我们,使你的信心能相信,我的眼睛能看见,嘴唇能说话……如果他行了昨日他在地上时所行同样的事,也应许要再这样行,那就是神在他的子民中了。那你就会说:“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105

只要祷告!呐,不是我的信心,是你的信心。我正在等候主对我说话。如果他没有说话,那么我就叫祷告队列,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呐,没有主,我是无助的,但我知道他在这里,绝对是的。但愿我能看见某个有信心的人……不要紧张,紧张什么事也成就不了。只要存敬畏的心,在神面前摆上你的需要。

  何等的时刻!何等的时刻!瞧,神,这道是真理,这道要为人所知。要么我是这道的一个假见证,要么我就是说出了真理。神必印证这道是真理,没错。神与谎言无干,你们知道这点。
106

它来了,谢谢你,主。奉耶稣基督的名,为着神的荣耀,我把这里的每个灵都放在我的控制之下。现在要相信,存敬畏的心,要相信!你们在照片上所看见的那天使现在就在台上,他去到了会众中,等一下,离开了……他在这里,你们能看见那光吗?这里坐着一位女士,就坐在这排最后的倒数第二个。你看到那道光,琥珀色的,就在那女士的边上吗?她快要作母亲了,对不对?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不需要了。但你是相信的,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他的仆人吗?如果主耶稣基督向我揭示出你心里的事以及你来这里的目的,你会接受吗?

  当然,你很紧张,准备要作母亲了;但你的毛病是在背上,你的背部有毛病,这也实在是你向神祈求要得医治的事,对不对?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现在,如果这些事是真的,所说的都是事实,我要你站起来,这样,人们就会知道那是事实。我们彼此完全是陌生的吗?如果是的话,请举手。他所说的是事实吗?如果说得对,请你像这样挥挥手。
107

呐,有一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她不可能摸到我,她离我三、四十英尺远。但她摸到了主的衣裳,问问她吧。她在祈求神医治她的背,顺利地生下孩子,没错。对不对?今天你来教会之前这样求过,祷告说让你以某种方式进入祷告队列,如果说得对,如果这是你所祷告的,请举起手。我怎么可能站在这里说出她在离家前所说的祷告呢?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西斯科太太,要全心相信,没错。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现在,回家去吧,你好了。神祝福你和你的孩子,你丈夫也坐在那里。

  在神面前,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个妇人。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
108

这里,坐着一个样子像西班牙裔的妇人,她对此感到兴奋不已;她知道有件事正在发生。她哭了,因为那光就在她头上。我不认识她,我从未见过她。她心里有件事,她正在为之祷告;那是她母亲的事,没错。你有祷告卡吗?你不需要了,你没有任何祷告卡,你不需要了。

  你母亲,她病得很重;她不在这里,她在贝克斯菲尔德,没错。你是一位传道人的妻子,你丈夫坐在你边上,他有个兄弟,他叫他乔,没错。呐,如果这是真的,请举起手。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些人;如果是真的,请你们两个站起来。如果是真的,我与你们完全是陌生的……你们得到你们所求的了,回家去吧!耶稣基督垂听了你们的祷告,赞美归于神!
109

那个坐在后面、穿粉红色短上衣的妇人,你有祷告卡吗,女士?我对你完全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你,对吗?有一道黑色、幽暗的圆环围绕着这位女士,那是什么意思?愿主神能告诉我,是的;我看见她倒了下去,她得了某种会发作的病,她患有癫痫,没错。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你相信耶稣基督能医治你吗?那么,接受你的医治吧!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永远不再发作了。你全心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

  你信吗?注意,又来了;注意,它就在一个小妇人头上,一个身材瘦小的妇人,就坐在这里。她得了贫血症,她要错过它了。主神啊,帮助我,我祈求,父啊,请不要错过她。她的名叫马什太太。请站起来,马什太太,奉耶稣基督的名,得痊愈吧。撒但以为他逃得过,但他逃不过。我不认识这妇人,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天上的神知道这点。
110

那是什么?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中;神在他的子民中,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全心地相信这点吗?多少人相信呢?请举起手。

  多少人需要神在你的生命中?请举起手,挥挥你的手。现在,让那些挥手的人,彼此按手,我要从这里为你们祷告,你也为某人祷告;把手放在他人身上,你必看见神的荣耀。
  我不在乎你瘸得多厉害;如果这里有人坐在轮椅上,或拄着拐杖,或不能走路的,准备好,你要能走路了。如果你信,你就能走出去。把手放在彼此身上,为他人祷告。
  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就在这里,神在他的子民中。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111

天父,我来,祈求你赦罪的恩典,为这些人而祈求,因为我们知道你的同在就在这里。我祈求,愿会众中每个魔鬼的权势都被打碎,愿耶稣基督此时就掌管这个聚会;医治每一个在神同在中的病人。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112

我相信,我不在乎你得了什么病,有过什么病,我要宣告你们得医治了。如果你全心相信,就让你的拐杖留在那里。无论什么,无论什么毛病,站起来,对神说,见证你此时接受你的医治。站起来吧,全心相信耶稣基督……就是这样,这就是了。所有人都站起来了,百分百。在神的同在中,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每一个相信的人。

  现在,如果你不知道他是你的救主,请到上面来,接受他,因为他的同在就在这里。现在,你们能走上来接受他吗?向神举起手,感谢、赞美神;现在我问一下哪位牧师,看他能不能接替我负责这聚会。神祝福你,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