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428 看

1

吉米弟兄。早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早能再次来到凤凰城,享受这美好的团契时光。真希望能坐久一点,欣赏这些美妙的诗歌,也看到小吉米唱得真是很投入,嗯。那个孩子一点也不是装的,不是吗?

奥特洛弟兄今早告诉我,他宝贵的母亲就坐在这儿的门边上,已经八十一岁了。神祝福你,姐妹。我猜想,许多年前,当你抱着那个小婴孩摇弄他,他的小手抚摸着你的脸颊时,那时你也许不会想到自己八十岁时还会坐在他的教堂里听他讲道。那时你会信吗?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非常高兴,神赐给你……瞧,我不能说许多年,因为你里面是个永恒的生命,你瞧?因为你从未有开始,所以就不会结束,你只是拥有了永生;那真是太好了。
2

戴森弟兄,我还没有机会与他会面,他下个星期会继续主持这一次的聚会,就是从今天晚上在这个教堂开始的聚会。我真希望这次的复兴能取得大的成功;我真希望我们的弟兄传讲时我能坐在后头的什么地方,尽情地吸收神美好的话语。我听说,他从耶路撒冷来,是个宣教士的儿子。所以,我确信你们会很喜欢我们弟兄在这个星期的事工。要是可能,大家都来出席,听他讲道,支持他。那些不能来的,你们外出不在家的,城外的人,不能回来的,请照着我要做的去做,为他祷告,祈求这次聚会的成功。

3

我记得第一次来凤凰城的情形;也是这个教会,只是在不同的地方;是这个教会,但我们是在不同的屋檐下敬拜神,我们与奥特洛弟兄有过美好的团契。我有那次聚会录制的唱片,它一直是……当我情绪有点低落时,我就去放这盘唱片听;我听得唱片都快划破了。也许录这盘唱片的弟兄今早也在这里,就是那种红色、有弹性的小唱片。当然,我有许多这个青年诗班近期唱的唱片,那时他们还都是小孩子。我们从里面得到了很多。

当我们听到这些好诗歌时,我对奥特洛弟兄说:“我很高兴这些被录成了磁带,因为我想学一学;我想听那些歌,放那磁带,可以在坐下来的时候,听听那些歌”。
4

没有什么能像音乐那样的。你知道,神藉着音乐行医治,你知道这点吗?嗯。神藉着音乐行医治。

神藉着爱行医治,看到吗?神藉着药行医治;神藉着祷告行医治;神有许多医治的方法。这取决于你需要的是哪一种。
有时候,一点点爱的付出就能医治一个伤痛,还有积累的怨恨等等。只要一点点爱,一点点关怀,马上就能医好。
有时候,当你感到情绪低落,或用通俗的话说就是:郁闷透了。但你只要拿一盘这样的磁带,音乐或唱片,放一下;很快,你的手脚就开始跟着打起拍子来,一切就都过去了。你马上振作了起来,又可以上阵了。
5

呐,这些六个小时的信息,不是那种传福音性质的信息,那是我在家的时候,只是那种……每个人都知道之所以讲那么长,是因为我有点啰嗦。许多人在五分钟内所说的比我六个小时内所说的还要多,你瞧?所以,这取决于你是在说什么。

呐,我相信今早……我这里有个字条,说有个姐妹想要把她的婴孩奉献给主。我就对奥特洛弟兄说:“你们不给婴孩施洗吧?”
  他说:“不。”不,他只是奉献婴孩,正如圣经说的那样奉献。
6

我想,这个时候,如果这位姐妹想要带着小婴孩上来,就可以带她上来。我们相信这是圣经的一个教导。我们尽力要跟从圣经,照着我们所知道的尽量仿效主耶稣所留下的榜样,那就是照着他所行的方式去行。我们没有在圣经的任何地方发现耶稣给婴孩施洗或吩咐门徒给他们施洗,他只是说:“人们带小孩子来耶稣那里,要他为他们祝福。”他就按手在他们身上,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太19:13-14]”

请弹风琴的或弹钢琴的,给我们弹那首优美的诗歌,缓慢地弹,“领他们归羊圈,领他们速离罪恶深渊。”我相信,你熟悉这首诗歌。
7

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原注:有妇人说:“是个小女孩,利百加。”]利百加。姓呢?哈默。这是哈默弟兄和姐妹。神祝福你们。这是你们唯一的孩子吗?第四个女孩。你应该是个传福音的。腓力有四个女儿,你知道,她们都是女先知;你可能不是,但我相信,不管怎样,神必从你的女儿中赐给你四个先知,哈默弟兄。

太可爱了!她正在打哈欠,你们真该看看。我喜欢孩子,但我总是害怕,抱他们奉献给主的时候,我总是害怕把他们弄断了。你知道,他们有点……我不太敢抱他们。我妻子总是说:“你不会弄断他们的。”他们看起来这么可爱,实在忍不住要抱他们。所以,要是可以的话,我试着来抱抱她。
呐,这是我妻子喜欢的一个工作。这真是个洋娃娃,不是吗?小利百加·哈默,你好吗?很好。我们为此而感谢神,神因他们的结合而赐给了他们这个可爱的孩子。这只能是从神来的;除了神,没有人能赐予生命。
现在,让我们低头。
8

我们的天父,今早,我们把这个爱的小产物带来给你,藉着你的手她被放在了这个小家庭里。做母亲的在她的心脏底下怀了这个孩子几个月,渴望看到她出生时会是什么模样的。今早,这孩子在这里,这个可爱、甜美的小女孩;她给孩子起了一个圣经的名字,现在,来到神的祭坛边,她和她丈夫,要奉献这孩子,把孩子还给那位赐孩子给他们的神。父啊,我们求你祝福他们的家。祝福他们的家人,祝福这个小利百加。

在圣经里,我们发现,人们带着小孩子来到你面前,你就可以按手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祝福。如果今早你以可见的身体出现在这里的话,哦,这对父母也会带着小利百加来到你面前。主啊,我们意识到,对于这个伟大的使命,我们的手是个很不配的代替品,但你已经命令我们这样做。因此,主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将小利百加奉献给你。愿你接受她小小的生命,使用她,主啊,为着你的荣耀。我们为此而赞美你。奉耶稣的名,阿们!
9

神祝福你们。求主应允,若有明天的话,愿这小孩子能活着,成为一个好女子,成为明天基督的一个伟大仆人。神祝福你们两位,太好了。

哦,这些小家伙,那种纯洁无瑕。我常常想,孩子是多么的纯洁无瑕!然而,巴不得我们也能像那些孩子们一样纯洁无瑕。但后来我发现,其实我们更纯洁无瑕,因为耶稣基督的宝血已经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
10

现在,让我们翻开圣经。你们想读圣经的人,让我们翻到《希伯来书》9章来读一些道,从9章24节读起。

24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像),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神面前;25也不是多次将自己献上,像那大祭司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圣所(“牛羊的血”原文作“不是自己的血”)。26如果这样,他从创世以来,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27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28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
愿主加祝福在所读的他的道上,现在,让我们低头做一下祷告。
11

全能的神,你是万有的起头,你藉着耶稣基督创造了诸世界;今早在这会堂里,我们作为聚集在一起的你的百姓而来到你的面前;首先我们把自己献给你,服侍你,为着我们已经从你手中所得到的一切而献上感恩;祈求你祝福我们所读的这道。愿圣灵继续来使这道对我们成为真实的,因为我们仰望这道的作者。我们这样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2

呐,今早,我们要用一个四个字母的字“看”[译注:英文是LOOK]作为题目来讲一会儿,主必引导我们这么做。我这里记下了一些笔记和经文,我们讲的时候我要作参考。

“看”,L-O-O-K,“看”这个词,事实上……我们常常用到这个字,但当你听到“看”这个字时,通常是有人想要你去看他们正在看的东西,他们就对你说:“看。”就像你走在路上,有人看到了某个景色,就说:“看!”然后,就把景色描述一番。或在山上,或在仙人掌丛中或他们正在看的东西。但第一件事,是要吸引你的注意力:“看!”
13

呐,每个人今天都在看,每个人都在专注某个东西,专注某件事的发生。

我们知道,世人不断地在观看天空,在全世界我们有各种的雷达和大屏幕。各国为了自身的防卫,都有一个像魔术般的大眼睛,一直在看着,要知道有没有像原子弹那样的东西出现在屏幕上。然后,他们就得有武器去反击那发射过来的导弹。
14

每样东西都在看。福特汽车公司看重的是要造出更好的福特车;雪佛莱看重的是要造出更好的雪佛莱车;凤凰城看重的是建成为更大更美的城市;国家看重的是得到更多的领土,从而扩张自己。教会(只是教会),他们所看重的是更多的会员。

但新妇注目看的却是她的主到来。
我们都在看。这取决于那告诉你去看的是什么声音。有些人说:“要看这个。”如果是个教会,我们就说,我们今年要看看能增加多少多少的会员,那没问题。
15

但今早我要告诉你们的这声音,就像这书信的作者,我相信是保罗,他说:“要看的,是耶稣基督的第二次到来,”要看的是他!为了这样做,在你能告诉别人看你所看见的事之前,你得先要看见点什么。

挪亚有这样的经历。因着信心,他看见了要来的洪水,那将要淹没地球的大雨,将要把大地洗刷一新,重新献给神。世界的污秽,以及当时人们陷入的那种大杂烩,这一切都要被洗净,重新开始。
16

我刚讲完了关于最后七个印的一系列讲道,发现在第六印那里,自然界受到了一次大干扰。月亮,星星,地球在喷发;教会被洁净,以色列也被洁净,万物都在第七印底下被洁净,好叫千禧年可以开始。首先必须有一次洁净。

那也是今天教会所需要的;我要向你们指出的就是,我们需要一次洁净。在神能开始任何事情之前,我们必须得先来一次洁净。我们看到现今的这些东西,它们目前所处的这种状况,我们可以看到,在神能够继续他的计划之前,我们必须要有某件事发生,就是一次洁净。我说,我们许多人,可能会往后看到……
17

我有一盘磁带……哦,是一部电影,在耶路撒冷拍的。我们在那里问那些犹太人;几年前,大约五年前,他们从伊朗和许多地方返回家园,背上背着亲人,带他们从船上和飞机上下来,等等,返回家园。人们就问这个问题:“你们返回家园是要送死吗?”

  他们说:“我们是要来见弥赛亚。”
当你看以色列,那棵树正在发芽时,那是一个大记号。当以色列成了一个国家时,时候就很近了;今天她是一个国家了。
我们看到许多事在发生,对世人来说……正如挪亚的日子,这些事也同样蒙蔽了世人。但对我们仰望基督第二次到来的人来说,这是主快来的一个记号;我们看到有些事必定要发生了。这取决于你是在看什么。
18

呐,挪亚藉着神的道知道,洪水快要来了;藉着信心,他看见了。他知道事情一定会发生,因为神的道应许了。呐,因着信,挪亚自己明白了神的道所说的。但世人不明白,因为从科学上,无法证明天空上有水。但挪亚知道水在那里,因为神这么说了。

今天,这教会,被呼召出来的新妇,她知道主的再来很近了;不管我们能够取得多大的进步等等,能成功地分裂原子,并把雷达信号发送到月球上;那对信徒来说,什么也不是,不过是个迹象,说明主的再来很近了。我们看到国家在分裂,各国四分五裂;世界四分五裂;教会也四分五裂。然而,我们被教导说,我们得了一个不能震动的国。当这些事开始发生,这教会就藉着神的道联结得越来越紧密。我们所生活的是个伟大的时代,我们是……
19

每个人都在看一些事情。你今天可能在看时间,要回家吃饭;可能你要带一家人下午出去野餐。你盼望的可能是下个星期的一些事情,某个邻居或朋友会来。每个人都在仰望某件事。

20

今天,作为一群信徒聚在一起,我们要把我们的心思、原则等,放在主再来的事上,仰望基督,他将要向那些相信并仰望他来的信徒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在这里,神藉着作者邀请我们来观看,来这么做。作者在这里写道:“我们仰望基督第二次显现,我们必得见他的真体。”

呐,我们晓得这道就是基督;“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希伯来书》13章8节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因此,我们该看的就是这道,因为这道表达了神的本体。当神在基督里来到时,他就是神本体的表达。他以前是什么,他现在仍然是什么,因为神是永恒的、不改变的。
在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这个混乱的时代,神未尝不留下一个真实的见证给我们,这给了我们多大的盼望啊!而且,要是我们能单单仰望所拥有的这个真实的见证,就是道,那么,我们肯定是一群最荣幸的人,瞧?因为那是神在耶稣基督里完全的启示。不可加添什么,也不可删去什么,因为它是耶稣基督的启示。
神未尝不给他的子民留下一个真实的见证。神将藉着耶稣基督审判世界。如果耶稣基督是道,那么,神必藉着道来审判教会或世界,因为他就是道。审判即将来临,罪人都知道这点。
21

许多人,当你讲到教会时,他们有一个滑稽的观念。世人,当他们从教会经过时(我是指聚在一起的基督的身体),他们以为我们的姐妹都留着一大堆粘在一块儿的长发,穿着黑裙子等;他们以为男人都是长长的指头,穿着黑色衣服,并总是在谴责他们。如果从正面来说的话,这么讲没错,因为教会是一群特别的人,被呼召出来的人。

这人之所以会这样看,他判断这种的教会,是因为教会总是指责所有他认为是好的东西。如果他是个罪人,他认为罪是美的,还有今生的享乐,比如活在世界中。当教会站起来谴责那些东西时,对他来说,那看上去就像一只丑恶的野兽。但巴不得他能知道,这是神给人带来救恩的唯一方式,没错;藉着神仆人的口表达出神的道。
22

呐,神本可以选择用太阳、月亮、星星、风或自然界来传福音,但他却拣选了人来传福音。那是神的声音可以发出来的地方;你可以藉着他所表达的话语来判断那声音,这样,你就能明白你所听到的是何种声音。如果它与道相违背,就不要听它;但如果它是那道,那么,神就有义务支持那道,印证它,证明它是真理,因为神应许过要这么做。所以,我们正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基督的这些话被表达了出来。

23

当他来到世界,他自己就是道;他不需要写什么书,他从来没写过书,为什么?他就是道。他不必写任何东西,因为他就是其他人所写到的那一位。他是道;因此,他没有亲手写过任何东西;他就是道本身。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所以,他仍然是道。

有一天,他对犹太人说,他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呐,罪就是不信。“谁能用指头指着我说,我没有应验凡指着我所写的话呢?”
24

今早,我的弟兄姐妹,如果永生神的教会能站起来,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岂不是一件荣耀的事吗?那么,神在圣经里所应许的每个恩赐和他所应许的每一件事都必成就,它今天就会在我们中间顺利地运行,这岂不是一件美妙的事?谁能……当我们看见神为他自己说话时,宗派的思想马上就不复存在了。

有这么多人在仰望不同的……没有人想要死;没有人想要失丧;每个人都想要在神的面前,我想,你想,每个人都想。但我们却不愿意照着神提供给我们的方式而来。瞧,就因为这样才搞出了这么多的差别来。
25

我儿子比利,那天给了我一台照相机,他指给我看一个目标。他说:“爸爸,给那里照张像。”哦,是那种35毫米佩特拉牌相机。我拿起那台小相机,看着景物;那里立着大约三个景物,是那种树型仙人掌。我可以看到一棵、两棵、三棵。我拿下相机再看一下,只有一棵仙人掌。我再拿起来看,似乎又是三棵。

瞧,有时候我们就是那样没有对好焦。你应当拿一个测距仪来。我们试图把神的事情放到过去的什么地方或别的东西上,也许我们没有用测距仪。让圣灵使我们的观念远离自己和教会的神学理论,拿测距仪来,对接好,你就不会再看见三、四个景物;你看见的只会是神的一个景物了,瞧?
26

藉着同一个相机看出去,一个人可以看到某些东西,但他自己的智力告诉他那里只有一棵仙人掌,瞧?

但那也是圣灵行事的方式。如果我们只让圣灵照着他自己的方式行,他就会拿起这道,把它对好焦,使我们看清我们正在看的景物。然后,也许你会发现,人们想要告诉你的一些东西其实并不是大错特错的,你瞧?你只要启动测距仪,这道本身就会彰显出道来,阿们!如果你只让他来做,就会彰显出来,明白吗?但你必须使用测距仪,使你的……如果它曾经打中过靶心,它还会再次打中的。
27

我喜爱射击,打靶。不久前,我在肯塔基州那里打松鼠;我有一把75型的小来复枪,它听上去……我希望在讲道中对你们说这件事,听上去不会是亵渎,但我想告诉你们。我想要讲出一个要点。我把这支小来复枪调校得很准。从小就摆弄枪;我喜欢枪。我用这把75型小来复枪,几乎每次都能在五十码远打中松鼠的眼睛。

我有一张射击场签了字的靶纸,在一个风雨天,我在五十码的距离打了九枪,子弹都从同一个孔穿了过去。那张纸是签了名的,而且做了公证。当然,是主帮助我才会那样,那是很不寻常的。
28

我开始打松鼠,发现我打到了别的地方而不是眼睛,我就紧张了。我就试着打靶纸,没有打到靶子。在五十码远,它打到了离靶心四分之一英寸或半英寸的地方。但我知道会打得比那更好。我对这把枪尽了一切我所知道的努力,但看上去就是搞不好。

29

于是我把枪包在盒子里,寄回温彻斯特公司检查一下,重新校正。他们给我写了一封很好的信,我把信件放在家里。信上说:“伯兰罕牧师,那种来复枪在二十五码的距离上偏差才不会超过一英寸,你那把只是75型的,不是一把打靶的枪,它只是一把用来随意射击的枪;你永远也不能打得比那更好了。”呐,那枪是温彻斯特公司制造的,它说在二十五码远偏差才不会超过一英寸,然而我在五十码远连发九枪,都从同一个孔穿过。

呐,这是我的想法。我妻子说:“你看,比尔,”她说:“如果制造那枪的公司都那样说,它就不可能比那打得更好,那么,你是谁,又能说什么呢?”
我说:“亲爱的,问题就在这里;我不在乎那公司说什么,我看见这把枪能做到;我知道它还能打到的。”
30

我坐在那里,那时,其他弟兄正在打松鼠。对他们来说,打中哪儿都没问题:中间,后背或任何部位。我坐在一棵树下哭了起来,我说:“神啊,我太紧张了,我都快崩溃了。为什么你把我造成这种神经紧张的人呢?”就像……

我知道我现在站在这里,圣经就摆在我面前,一个声音对我说话,就像你听到我的声音这样清楚,说:“你被造成这样是为着一个目的。”
  因为直到你……你知道,那把来复枪一定会再次打中靶心,因为……我是说,如果它曾经打中过靶心,那它就一定还会打中靶心的,那是同一把来复枪。
31

因此,我明白了,瞧?如果顺从这道,用这个测距仪,把它拉近到一个地步,使我能看见使徒们所看见的东西,他们所传讲的同样福音,那就会产生同样的结果,因为它曾为他们行过。它每次就都会打中目标。不管众教会说什么,人们宣称是什么,我知道它必能打中,因为……这就是我要仰望的东西,这道,要看到它完全对好了焦,要看到他们所看到的同样异象。它必行过去为他们所行的同样的事。它必医治病人;它必使死人复活;它必赶出魔鬼;它必产生一个荣耀的教会,她的意愿就是用自己的血给自己的见证盖上印,如果它必须那么做的话,因为这取决于你在看什么。

32

呐,如果我看的是温彻斯特公司所说的话,就是制造那把枪的公司,那么,我就得听他们的话。但我知道这是不同的。

呐,如果我看的是教会,他们说:“哦,那些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那样的事,”瞧?你会跑到哪里去吗?它就完全偏离了目标,明白吗?
但如果他曾经是神,他就仍然是神;他永远是神,他除了是神,不可能是别的;他是永恒的神。因此,我们要看的是那个目标,不是教会要射击的目标,而是基督要射击的目标。
我们看的是基督的显现,是同一位耶稣。他还在地上时,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这同一位神,他能引导这道,他是这道,能引导这道直接去到目标那里;今早,同一位主耶稣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要引导我们的心思和焦点去到他的道上,到一位真实、永活的神那里,一个目的,一个成就。如果我们只让他来做,他就会把道对焦在一个地方,证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取决于你要看什么。
33

我们必须对焦我们的生命;不是别的人怎么说的,而是把我们的生命对焦在主身上,他就是道,瞧?如果把我们的生命与道对齐,那么,这道和我们的生命就成为同样的了。主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哦!)不是我说,是你说。”你可以得到,因为你与他成为同样的了,因为在基督里的心思也在你里面。在基督里面的心思就是要成就父的道,父就是道,就是这样。那么,你与道就聚焦在一起了;你成了神的一个活的单元,多么伟大!

34

有一个时候,人的罪……人在神面前犯罪后,他就越过了那条大鸿沟。正如一个作者说的:“在末后的日子,他要显现,为了拯救那些仰望他显现的人。”现在,人越过了这条大鸿沟,他没有办法再回去了;他不可能再回去,因为他越过了他与神之间的隔离带。

神满有恩典和怜悯,就取了一个替代物,是一只羊羔或一只献祭的动物,代替人死了。“但公牛和山羊的血,”《希伯来书》这里说(就在我刚读的经文前面):“不能除掉罪,”它只能遮盖罪,它确实是一个挽回祭,但它只是遮盖罪,因为它指的是一个无亏的良心,在仰望那能洗净罪的宝血来到,它能将罪休掉,把它永远除去。
35

现在,当耶稣来到,他不只是一个人;他不只是三位一体中的第三位。他是神,他就是神自己;他是以马内利。我们在圣经里被教导说,我们是靠着神的血得救的。当神自己成了我们中的一员时,他改变了他的样式。他改变了他的帐棚;他降下来,从荣耀中降临,成了人。因此,他没有通过性而为自己造了一个身体,使他自己能住在里面,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要藉着所流的血救赎许多儿子回到神那里。

这身体肯定就是基督,他是那位受膏者。如果“基督”是指“受膏者”,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而他是道,那么,道就是那恩膏。“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就祈求。”那是神的道,受膏的道;是那受膏的道做成的。
36

呐,曾有一个时候,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一个女的有一块白布沾上了污点,她没有办法把污点洗掉。我记得,我母亲过去常常把浓咖啡倒在油污上,想要把什么东西上的污迹去掉;我还记得,那时她常常会拿一瓶松节油或煤油等,要把污点洗掉,把衣服上的污点洗掉。但你无法把它除掉,还留有痕迹。我想用这点来象征山羊和绵羊等的血。

37

但人们现在生产出了一种东西,叫漂白水,那种漂白水,叫高乐氏或什么牌子的,它是一种生产出来的漂白水。今早,要是一水槽的漂白水在那里,一小滴黑墨水滴到里面,那会怎么样?让我们来研究一下。那黑墨水是什么?它里面很多是水,但颜色呢?那颜色是从哪儿来的?那颜色总得有个开始,我们知道那是被造物。所以,如果它是以被造物开始,那么在它成为被造物之前,必定是从一位造物主那里来的。

38

我不知道这些词是什么意思,我无法把它解释清楚。但请你们原谅我要用的这些词,只是为了得出一个要点。好的,我们说,这滴墨水滴了下来……

这一滴墨水,呐,它是为着一个用途的。那种颜色成为颜色是为着一个用途的。那滴墨水可以用来签署你的死亡证明书;可以把你送上电椅;那滴墨水也可以赦免你所有的罪。它被送到这里是为着一个用途的;我们必须把它用在正确的事上。
比如说,它被造了出来;我们把那滴墨水滴进一水槽的漂白水里,它会发生什么?你看不到什么发生,但不再有颜色了,颜色被分解了;你不知道它去了哪里。瞧,它还原成了酸。当然,水的分子式是H2O;它回到了水里,又被还原成水;它在漂白水里。但漂白水里的化学成份完全把它分解了,你再也看不到污点了,它没了,变成了……比如说,它还原成了酸。那酸是从哪里来的?它还原了回去,比如说,它是从原子或分子来的。什么分子?分子从原子来,从原子再到电子,等等,一直下去。
让我们想想这点。当它在那里开始时,我们说,它从原子开始,或从分子开始。比如说,分子四十一乘分子六十九等于分子“H”,要是那分子是六十八而不是六十九,会怎么样?它出来的颜色就是粉红色,而不是黑色。这必须是由某样东西定的;要是那些原子乘上四,乘上六,乘上十一,那会怎么样?它应该会是……如果它出来的是六而不是十一,它可能就是棕色的,看到吗?这必须是来自某处的,有人设计了它。
39

看看窗外的那棵棕榈树,它是什么?它本是有生命在里面的火山灰。从这里看到街对面,你会看到一棵桉树,它是什么?也是有生命在里面的火山灰,是另一种树。瞧,你看一棵玫瑰,它是什么?也是有生命在里面的火山灰。那颜色是从哪里来的?想想这点。瞧,谁给那花儿着色的?同一品种的两种花,一种是黄色的,一种是红色的。它们都是从小种子开始的;那个颜色是从哪里来的?有些是绿色、有些是红色、有些是黄色,这些色彩是从哪里来的?同样的太阳在同样的地方照耀,必须是某个东西定的。它是个天然的物质,所以,肯定在在某处有一个创造。现在,你看,那么它成就了什么?它直接还原到起初的造物主那里去了。

40

那么,如果罪在人类身上弄出了污点;当时摩西藉着绵羊的血,可以取……神的声音说:“我要把我的话放在你的口里。”

摩西从那里走出来,带着神的道,说:“要有苍蝇,”那里本来一只苍蝇也没有;还不到五分钟,也许那绿头大苍蝇就开始到处“嗡嗡”叫。再过十分钟,可能每平方米就有两磅的苍蝇,那是什么?神的道临到了先知的口;是神的道创造出来的。但它必须是从正确的源头来的。
41

那么,如果神能使用那个人,藉着绵羊山羊的血在那里架起了一座桥梁,藉着人的口使神的道可以创造,那么,不单这样,而且那创造性的……牛羊的祭物尚且有如此的能力,那更何况是耶稣基督的宝血,当人承认了罪,滴在神的漂白水里,神用自己创造性的方法除去污点,以致罪被扔进了永不被记念的海洋里,不再被记念了。

当人认了罪,与神和好,神就把他所认的罪滴进了自己的宝血里,赦免那罪,重新给那人起初就该在那里的原本的圣灵,神自己的灵,使他成为神的儿子;神创造的大能在教会里岂不大得多吗?瞧?它打碎了每一道罪的隔墙,它都打碎了,瞧?
42

今天,人们试图要说这些话是给另一个时代的;是的,如果你还没在宝血的底下。

但如果你是在宝血的底下,神的大能藉着他的道就仍然是一样的,它必须是一样的。如果神藉着绵羊和动物的血能那样行,更何况藉着耶稣基督的血呢?
我能行那事。我们必须处理好自己的生命,把它集中在神的道上。这就像我们用相机照像,在按下快门之前,我们要尽力对好焦,那么,我们就能照出真正的好照片。那是我们要做的,把我们的生命对焦在耶稣基督上,这样,基督和你就成了同一个人。你是神的一个儿子,藉着那义者耶稣基督的血得儿子的名分。
43

那么,教会就能没有摩擦、没有伤害、没有损伤、没有疑惑、没有混乱、没有摩擦地前进了。如果教会能那么做,它就能带着神的道的大能,彰显神所应许给教会的每一个从神来的福分。

我们必须过一个真正的生活,然后,看见他,只看见他,不是看某个主教、某个伟人、或我们以为是榜样的东西,而是看耶稣基督。不是看某个组织、某个教皇、或坎特伯雷的某个大主教,或我们在地上所称为的某个神人,而是必须看耶稣基督。他是道,唯一的……
44

亚伯拉罕,当他被叫出来,寄居在外邦人的地上时,他看的是那应许,从不怀疑那应许。

基督徒看的是那些所看不见的。
记住,你被赋予五个感官,其中一个是视觉。但我可以向你证明,你的视觉并不能看见每一样东西。今早,就在这个房间里,现在在这房间里,有许多被造物的活的代表;这房间里有许多活的声音。如果你不信,那么,你就去打开电视,看看是不是有人正在穿越这个国家,今早就出现在这个房间里。他们的影像和他们的人正在穿过这房间,是这样吗?为什么?你要知道这点的唯一办法,就是用一台发射机捕捉它,把它发射出来,成为真的。
45

教会要知道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唯一的方式就是进入那“发射机”,那宝血里,把我们的罪从身上除去,带我们越过那鸿沟,进入到神的面前,成为神的儿子,让他彰显在我们里面。哦,多伟大的事啊!如果今早我们仰望那个,我们就会忘记今天世界里各种事物的差别,以及别的人在寻找的东西,大量的会员等等。我们看的是耶稣基督,他是我们信心的创始成终者。

46

呐,记住,基督徒的全副军装都是超自然的,如果你是基督徒的话。

你说:“眼见为信;”如果你相信这个,你就永远也成不了基督徒。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你不可能又是基督徒又必须得看到才信。神的全副军装都是超自然的。爱、喜乐、和平、信心、忍耐、恩慈、温柔、谦卑和圣灵,都是看不见的。基督徒看的不是他眼睛所看见的东西;他看的是他用信心所看见的东西。
47

他的信心只能建立在一个根基上,就是道,阿们!呐,我觉得像个喊叫的浸信会信徒,是的,先生,明白吗?

当你进入那道里,那就是活着的东西,就是道。当你的心思和眼睛单纯集中在那道上,对焦在那上面,你就会完全看见神所行的事;多美妙的事啊。
亚伯拉罕看见了,瞧?他不看对那应许的任何误解。如果他看的是:“我现在七十五岁了,一个声音对我说这个那个,说我将从我妻子得一个孩子。她已经六十五岁了,更年期都过了十五、二十年了。”那会怎么样?他会怎么做?但他怎么做?他从来没有去注意那些肉身上的事,他只看神所说的。这事对他变得如此真实,以致他看不到别的,而只看到神所说的。他离开了家,把自己从所有不信和任何会使他远离道的事情中分别出来。他把自己分别出来,这样,他就能独自行走。
48

这也是每个真正的信徒需要做的:把你自己从这些怀疑者和不信者中分别出来,与基督同行,他对你就是生命。

亚伯拉罕做过这样的事;我们发现,二十五年后,他仍然相信同样的应许,为什么?他靠着神的道,将他的心思对焦在神的旨意上,并相信它。
巴不得我们也能对焦在神的计划上,对焦在神为我们所行的事和他应许我们的事上,把其它的事放在一边。不管多久,都一直相信。
《罗马书》4章,我们发现在《罗马书》4章14节里,经文说:“他总没有因不信,对神的应许起疑惑。”他根本没有让不信玷污他;他只看一件事,就是对他说话的那个声音。
49

这就是教会今天该做的,只看一件事,那声音,那对我们说话的神的道。众教会和各人可以随意说什么,但要看那声音。我们在看什么?

他在仰望那对他说话的声音;他称一切与那声音相违背的东西为无有。然而,从肉身上来说,在世人眼里,这焦距实在是没有对准,就像挪亚的时代一样;它完全没有对好焦。
因为什么呢?在挪亚的时代,他们无法证明天上有雨,但挪亚知道,如果神这么说了,他就能把雨放在天上。
亚伯拉罕知道,他的身体虽形同已死,但他不考虑自己的身体;他不考虑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一个年轻女子……他娶了他的半个妹妹,这些年来与她生活在一起。现在,她九十岁了,他自己也一百岁了。但他甚至都不去考虑这点,那甚至都没有进入他的脑海里,为什么?他把所有的不信都调到了焦点以外。哦,荣耀!
50

那就是教会应该做的;那就是每个教会成员应该做的。要把你的所有疑惑都调到焦点之外,只要仰望这道,它应许了。神这么说的,就必定是那样的。

圣经说:“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每一天,他更加坚固,因为神迹将会更大。
51

有时候,我们连从今晚等到明晚都等不了;有时候,我们连从这个复兴会等到下个复兴会都等不了。我们总得出去,与世界上的事纠缠在一起。我们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才是。

在我们来到这里认罪,进入那洗净我们一切罪的耶稣的宝血里之前,我们应该集中全力,看到一位真实、永活的神就站在这里,他应许说,天地要废去,他的道却不能废去。持守在那道上面,这样,你就不会因异教之风摇摆不定,从这到那,跑来跑去。
但你知道你站在哪里,因为你跟神瞄准成一条线了。你看见自己的生命击中了目标,正如那些使徒所做的。你像他们那样活着;你像他们那样受洗;你看见他们所看见的同样果效;你看见它在你身上运行,你瞄准了。我不在乎那公司说什么、宗派说什么。你瞄准了,因为你知道你正击中靶心,阿们!接着,你知道你站在哪里。这取决于你在看什么,如果你看的是某个人,任何方向你都会去;一点点的风都会把你吹歪,使你偏离目标。但你若瞄准了,你就不会偏离目标,那就是了。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它,神把它带往……
52

就像大卫弹弓上的小石子,它直接打中了目标。

你的祷告也会直接打中目标,因为它是在耶稣基督的宝血里被献上的,这宝血洗净了你。你身上不再有任何罪或污点了,没错;不可能有了。只要那个“漂白水”在我与神之间,他怎么可能看见我的罪呢?他怎么可能会看见呢?
如果我犯了罪,那不是故意的。“那得到了真理的知识后,又故意犯罪的……”但你不是故意犯罪,虽然你会犯罪。但你不是故意犯的,因为在你心里,你并没有故意要做那些事。
但若你故意犯罪,那就不同了。那么,我想,你一开始就没有在宝血里。
呐,问题是,它达到了一个地步,所有的罪迹都洗掉了。然后,你被羔羊的血救赎了。你是一个亚当,就像他堕落前的样子;你是神的一个儿子,用神自己的血洗净了。
53

血才能带来孩子的出生,只有血;这血是从男性来的。这血是从男人来的;女人产生卵子,是个陪衬,但男人有血红蛋白。生命细胞是从那里来的,在那细胞里隐藏着生命。

那生命不是来自对某个教会、某个信条、某个文件的承认,那生命是你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重生后而得来的。那生命细胞,“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要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就永远不死。”那就是神的生命。作为神的一个儿子,藉着神的血而生的,你是……写下这本圣经的同一位圣灵会聚焦在神的话上,并把它带进你里面。没有一个宗派或信条能做到这一点。只有神自己能拿起你眼睛的照相机,让你看见神是什么,他的应许是什么。是的,先生,肯定是的。
54

呐,我们发现摩西,我们后来发现,他造了……他看到了以色列人;摩西,一位伟大的先知,他从窗户看出去。他曾在法老的宫中被养大;他从窗户看出去,看到了一帮抹泥工。他们只是些穿着半截衣服,后背全是鞭伤的人;根本不可能得到拯救。但摩西知道神的道,他看他们是一群蒙应许的百姓;他看他们是一群得到应许的百姓。不管那个时代,世人怎么鄙视他们,看他们是一帮抹泥工或奴隶,但摩西看他们是一群拥有应许的百姓。

55

法老从同样的窗户看出去,看到他们,他看到的是一群奴隶。

摩西看到的却是得胜。为什么?他对好了焦距。虽然是一个王子,虽然要继承埃及的王位,但他给自己对好了焦距,远离世界的情欲。他给自己对好焦距,远离他自己的潜力所能得到的华美和权力;他把那个调到了焦点之外,最后,他藉着神的应许看到那里是一群蒙福的百姓。他对好了焦距,因为他知道,神曾应许亚伯拉罕,他将眷顾他的百姓;他知道,他被养大就是为了那个目的,所以,他把所有一切都调到了焦点之外。
56

法老没有这个潜力;他本可以得到,但他拒绝了。当他拒绝后,他就不能聚焦了。

当人拒绝神的道之后,没有人能再给自己对好焦的,因为你拒绝了那把你带入与基督关系中的道,没错。
摩西从窗户看出去,他相信,为什么?摩西藉着信心去看,摩西就是那样看的。
呐,现在注意听这个说法,信心!现在,不要忘记明白这点。信心被设计成能看到神的旨意和需要;没有一种知识能那样做。唯有信心被设计成能让人类找到神的旨意是什么。
你用你所得到的信心,它若没有对焦在道上,就不要去管它,因为你得到的是错误的信心。
但如果神赐给你信心使你对焦在神的道上,你就会笔直地瞄准了。哦,在这时刻,就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伟大时刻,愿神帮助我们。信心被设计成能看见神的需要;你是怎么看见它的?藉着他的道和他应许的照相机。这是耶稣基督完整的启示。
57

那么,当你里面的信心把你对焦在这道上,你就把所有宗派和信条等东西都调到焦点之外了。你直接对焦在了神的道上,你瞄准了。唯一需要的只是轻轻的一触,阿们!那个祷告就会直接飞到神的同在中,因为没有东西能阻止它。是的,那是祷告所成就的。当你借着神瞄准了,你对好了焦,那时,你就看到目标了。

你不是在看别人说:“这个不可能发生,那个不可能发生。”
你在看你知道已经发生过的事,你看准了你的目标。你看到它们击中了哪里;如果在那个日子它们击中了,他就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把所有那些信条和让你搞混乱的东西都调到焦点以外,回到这道上来。然后,承认你的不信,让神用他的圣灵来引导你的视力,笔直地注目在耶稣基督身上。那么,我们就是在看他了,而不是别人说什么。
58

甚至不是医生说什么,尽管它可能很好;医生有他的位置。教会,也是……它有它的位置,我们没有否认那个,这一切都有它的位置。它开了火,但没有击中目标。

只有那些仰望基督第二次到来的人,那才是瞄准了。这取决于你在看什么,是的。
今天,你看,信心被设计成可以做这事。今天同样的信心看见同样的事。今天,教会的信心必看见神同样的计划。我要你们不要错过这点。今天,这蒙神呼召的教会,肯定会看见神的计划,因为神的计划就写在这里,这蓝图里。凭着信心,我们看到正是这位圣灵读出这经并把它们吻合在一起。
59

那么,一个人说他被圣灵充满,而圣灵在圣经里说要以某种方式行事,这个人怎么能走过来,说:“哦,瞧,那是狂热。”真实的圣灵岂能否认他自己的道呢?[原注:会众说:“不!”]不,他必须持守这道,因为他是神,看到吗?

你在看什么?你看到了什么?我们必须看见耶稣,我们看见耶稣的唯一方法就是看这道,这道是圣灵天然的象征,你知道我的意思吗?这道是圣灵所激活的字句,瞧?这是那字句,圣灵激活这字句,并使它成为实际。
60

是的,摩西凭信心去看。今天,那些看见神计划的人也是这样行:凭信心去看。

后来,摩西看见了这件大事。当时百姓陷入麻烦之中时,他做了什么?他造了一条铜蛇,挂在杆上,说,若有人被蛇咬了(那是因他们的不信),凡看那铜蛇的,就活了。注意,那人只是过来看。
呐,那根棍子,那根杆,它本来是一根树干,是从旷野的某处砍下来的,可能是一根牧豆树的树干,或你们这里的铁木树或什么的。它被砍下,无法再自然地生长了;它里面已经死了。那铜蛇可能是从罗马兵的头盔或用他们抢夺来的东西造的。铜被溶化并铸造成了一条蛇。
61

要是人跑到那里,只把那铜蛇当作偶像来看,那他们什么也得不到。

但真信徒若出去那里,带着属灵启示的真理看那铜蛇……那铜蛇本身,因它是蛇的样式,就代表罪已经受到了审判。他们看见罪,即他们的不信,已经受了审判,就是从伊甸园以来的那古蛇。这蛇是用铜来造的,铜是指神的审判,瞧?
祭坛是用铜造的,铜坛,祭物都要被献在上面;铜,代表神的审判。
62

伟大的先知以利亚,在他事工的日子里,他仰望诸天,有三年半之久,连一点水都没有;他说:“天看上去好像铜,”那是什么?神的审判临到了一个不相信神信息的国家,因为他们的信心太昏暗,看不见那日子的信息。

我怀疑今天我们是否看见了我们所造的氢弹、原子弹和各种炸弹;我怀疑我们是否看见了一个国家,一个时候,像铜一样;那是神的审判。
63

我们的头脑变得如此发达;我们教育孩子,最后,我们得到了一帮里基[译注:“里基Ricky”一词原意是“老鼠”,这是伯兰罕弟兄的专用语,指那些华而不实、自以为是、追求时髦的人,有时也隐喻小流氓阿飞、不三不四的人.]我们所得到的,甚至我们的教会等,我们的男孩子去到神学院,从这里出去,到那里去学点东西,得到哲学博士和法学博士;让我告诉你一些事:他每得到一个学位,就离神越来越远。

神是如此的简易,人找不到神的原因,就是他还不够简易。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如何能看到异象?”
64

那不是我,瞧?你要让自己变得跟这事不相干。神做出一个应许,神就必须持守那个应许。但你必须简易到能摆脱自己的方法。

有人说:“如果他从我们学院拿到了法学博士,这应该是个了不起的人。”如果他拿到了,他只是离神又远了一截。
我说:“人今天可以把一个信息发送到月球上,但他从一叶青草上踩过去,如果要他解释这青草,他却解释不来。”神隐藏在简易之中,瞧?你不够简易。一个受过教育的人,首先你知道,他太了不起,以致无法谦卑自己。
但神伟大到能谦卑自己并隐藏自己,使罪人看不见。耶稣曾为此而感谢神,他说:“父啊,天地的造物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那些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认识神的方法就是要变得简易,要上去就得先下来。
65

哪边是北极,哪边是南极呢?你是在站在太空中,瞧?

要上去就得先下来。“凡自卑的,必升为高;凡自高的,必降为卑,”瞧?我们必须谦卑自己,不是想要知道很多。
只要知道一件事。把所有别的都调到焦点之外,单单仰望基督。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写你的名字,那跟这也毫无关系。只要把你的心对焦在基督和他的旨意上。你看会发生什么事。是的,肯定的。
66

呐,许多人过来那里看,说:“那是一条伟大的蛇;人们出去那里,看那铜蛇,就得了医治。也许我们最好也带着家人去那儿。”

今天你也听到过这种说法:“有一个伟大的神医到这城来,我们都去得医治吧。”呐,如果你这样想,你肯定是相机没对好焦,是的,先生。
要对焦在耶稣身上,单单在他身上。要仰望他,你必看见神的旨意是什么。
呐,当那个希伯来人上去那里,望着那铜蛇,说:“那铜蛇是指罪已经受到了审判;铜是指神的审判临到了蛇,神已经审判了我的罪。我是……藉着这铜蛇,它代表要来的东西,罪已经受到审判了;我自由了。”他便得了医治,没错。
67

今天,耶稣在《约翰福音》3章14节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如果你能看到他不是一个教会人士、不是一个先知、不只是一个好人、不是三位一体中的第三位或别的什么;如果你能看到他是以马内利,他自己下来,赐下生命,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68

如果你的相机能对好焦,直到你看见这一点,知道神在地上造了他的生命,然后他赔上了自己的生命;他并不需要放弃它;他白白地舍了生命,他是神,他并不需要死。但他白白地舍了,赐下他自己的生命,叫他可以带众子来他那里,叫他的工作可以继续下去。“我所做的事,”《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如果可以做到这样,而你能看见他,且单单看见他,那么,你的相机就对好焦,以致神能够使用你了。瞧?肯定的。

69

呐,如果你所看到的只是说:“我在车上挂着一个小十架受难像,我在家里有一个,一个十字架,”那没问题。但那还不是那个,那不是主在谈论的事。

你必须看见这点,即:神知道你是个罪人,你也认了罪,神把你的罪孽放在耶稣身上,放在自己身上,成了一个人。他越过自己的界线,降下来,从神变为了人,使他可以替你而死,为你而舍去自己。你认了罪,不是用人造的漂白水,而是神的大能,被造成了血,使他可以除去你那有罪的血(藉着情欲而来的),使你成为属神的一个自由的男人或女人,就是这样。
你在看什么?你说:“哦,我属于神召会;我属于联合五旬节派;我属于卫理公会;我属于浸信会。”你还是没有给自己对好焦。
要把自己对焦在耶稣基督身上,阿们!你听听这回应:“你一切的罪虽多,都被赦免了!”
70

要坚持不懈,就像那个叙利腓尼基族的小妇人那样。她下来时,不管她有多少的失望,她仍然使自己对焦在那点上,即:那就是神。她来找耶稣,得到了所求的,因为她把焦点对准了。她得到了,不管多少的冷风吹来,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的丈夫会离开你的。”那一点也影响不了她;那个子弹笔直地击中了要点,阿们!我们可以对焦在……

[原注:磁带空白.]……然后,我们仰望他的到来。就是这个将要……哦,瞧,你必须要有目标,你必须要知道那是什么。
71

你看那羊门,那里有百姓;神总有一条路,能让人去仰望救恩。那铜蛇,百姓必须望着它,没错。在羊门那里,他们必须望着它,那些人坐在那里。

让我们把它看作是医院。那里有许多病人和受苦痛的人,有几千人,很多人躺在那里,就像今天的医院。他们亲人温柔的手在等着他们,就像今天他们在医院里那样。
他们在等候,他们的眼睛望着那水,羊门那里有五个门廊,那是在耶路撒冷城外……哦,是那门。然后,他进来,看着。必须得有超自然的事发生才行。那超自然的事一发生,人们马上就冲过去。
你看今天的教会,神要我们留意超自然的事,他的道被彰显、印证出来。而现在,我们却跑开了,就因为它与我们的组织没有联系,瞧?
72

在羊门那里,他们在等候那超自然的水动。神总是藉着超自然地印证他的应许而运行在他的子民中。他应许要这样做,当那些人看见那应许开始以超自然的方式运行时,他们就跳进水里,就会得到。

今天,甚至现在,圣灵,神超自然的大能,就在这地上运行,显明出这些事。人们不是跑进去,而是跑开了,道成了肉身,被印证出来,行了他过去所行的事,应许我们也要行,行同样的事。如果它没有与我们这群人有联系,我们就不跟它有任何来往,没错。
73

耶稣在整个教会中只找到了一个人;你说:“神医治了所有人吗?”不,先生。

五旬节派的弟兄们,让我把这点讲给你听。你们在仰望一个时刻的到来,即:将有一些人在地上兴起来,去到医院,使病人得释放,并说整个医院的人都出院了。你们永远不要像那样被欺骗了,你们要是相信我,那你们就要相信那是一个谎言,从来都没有这么做过;当耶稣……
让我们说,那就是一所医院,耶稣受圣灵引导去到那里。他发现了一个人,他知道那人准备好了;他就对那人说话,说出了他生活中的秘密,在那里告诉了他。
那人不是不会走路,他会走路,只是别人跑得比他快。他说:“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瞧?他不是瞎的,不是聋的,也不是哑的,他也不是瘸的;他得了某种慢性病。那病不会让他死掉,他得那病有三十八年了。他想要下去,但有人比他更先了一步下去,天使的能力就离开了。
74

今天,我们进来,找到了一个神人,由神的灵引导,看见一个异象,去做成了某件这样的事,人们就说:“瞧,这里是琼斯,坐在角落上;让我看看你们神医来医治他。”

你看,那个老魔鬼也这样对耶稣说过,他们拿布蒙住他的眼睛,拿棍子打他的头,彼此传递着棍子打,说:“告诉我们谁打你?我们就信你是先知了。”
瞧,在创世以前,他就知道谁手里拿着那棍子;他不会被任何人耍弄,他是完全行在神的旨意中;教会必行同样的事,看到吗?
那羊门,但他们在观望某件事,他们在仰望某件事。
75

呐,要是他们说:“哦,我们要上去那里,看其他人在做什么;我们要看看,那个像不像超自然的。”他们什么也得不到。

但能得到的是那些努力向前的人,而不那些退缩靠后的人,是在前面的,是那个等候祭坛呼召的人,是那个等候看见超自然之事的人。
就像这里的这个人,威廉斯弟兄的儿子。他在五旬节派信徒的家庭中长大,但有一次他站在聚会中,他爸爸受引导要送他来,那个年轻人站在那里,他看见了神超自然的手;很快他就成了基督徒。他已经准备好了要接受,因为他看见水在动;他知道,那是超自然的事。
76

不是加入教会、握手,“四四年要多一百万人”不是一个新教堂,一栋新房子或一件新东西。

那是一个新生命,藉着超自然的运行而临到,因为他们在等候它的发生。他们知道每个合适的时期,然后下来,等候着。
呐,如果这没有一直在运行,我们没有兴高采烈地到处踊跃,我们就觉得:“哦,我们要离开这教会,它冷淡了,”真是胡扯!我们简直等不了,亚伯拉罕等了……他没有认为神已经冷下来了,他等了二十五年;然后,他看见了神之手的运行。
他们在羊门那里等,月复一月,因为无论怎么样,他们在等那一个超自然的运行。他们在仰望它,哦,他们一直在仰望。
77

今天,我们已经失去了那个异象,五旬节的人哪。我们失去了某些东西,让我们仰望基督。我们的宗派不断地扩张,以致偏离得越来越远,现在,我们彼此争斗,为要得到更多更大的教会,更高级的会众,受过更好教育的传道人等等。我们得到的是什么?我们远离了神告诉我们该看的东西。你在看什么?

要看而活!我们要想活,就必须那样做。
其他人可能会笑我们,说:“那帮圣滚轮在那里,在那个池子周围。瞧,他们说有一个……瞧,不过是一阵风;风吹下来,吹得水退后了。”
然而对他们却不是;那是一个怜悯的天使,是一个医治的天使。我相信那是一个天使,尽管它看起来很简单。但你看,神隐藏在简易之中。
78

我要他们来到会中,说:“伯兰罕弟兄,我原不知道你是个圣滚轮;因为我注意到了整群人都在尖叫,哭喊等等,而你在讲道,大声喊’阿们!’等等。瞧,这些不过是感情用事。”对你们不信的人可能是这样。

但对我们尝过神美物的人来说,我们知道圣灵是什么。
你说:“那些人说方言,只是’咿咿啊啊’说一些声音,他们没有……那只是头脑的东西,只是有些兴奋而已。”或者某人说……对你可能是那样。
但对于临到他身上的那个人来说却不是,对他是不同的,是的,先生;是的,先生。
你说:“哦,你知道,这只是个……那种东西,哦,人们不会相信那个。”
那一点不会阻止神真实的运行。耶稣来到不信者当中,但却丝毫不能阻止他,他继续往前。
79

今天,不管人们怎么试图说那是狂热,但他们继续地相信。他们无法解释它,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但他们对它是什么有一个概念。

就像本杰明·弗兰克林手上拿的风筝,他说:“我得到了!我得到了!我得到了!”他知道他得到了什么东西。
这个男人和女人也是这样,他们不能告诉你一个分子里有多少个原子,但他们知道他们得到了圣灵,因为什么?他们用神的道瞄准了,彼得在五旬节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当所承认的罪滴入到了那宝血里,所有的血就除去了罪。宝血除去了罪,人就作为神的一个儿子而站在了那里,阿们!
80

然后他瞄准了,“凡你们所祈求的,就必得着。”然后,不知怎地,你看起来好像知道了神的旨意。有东西在你身上以超自然的方式运行,说:“你去那里,做那件事;下去那里,做那件事。”瞧,有东西在你里面,总是会准确地击中它应该击中的目标。哦,多么奇妙!

我们得结束了,因为现在已经很迟了;再多讲几分钟。
81

那些人可能会嗤笑,但无法阻止他们;他们还是一样地等候。

那些人可能说:“我们的教会,我们的弟兄,他们对这信息已经冷下来了,”等等。
它没有冷下来,我们正在观望等候水动;我正在观望,要看见某事的发生。我现在来到了图森这里,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水把我移动到了这里,我正在观看等候某事发生。它必定会发生的。
我告诉你,那天我来这里时,发生了某事,有一个雷声,或一声爆炸;那七个印就揭开了。去听听磁带,看是不是这样的,瞧?哦,我们在等候那个水动。
82

我们看见了某个东西,那时正坐在图森以北那个旷野的对面,就是事发前我在这里告诉过你们的地方。我正从那里捡起那些小芒刺,就在那时,发出了爆炸声,整个山岭都震动了。岩石滚下来,等等。圣灵转过来,说:“马上返回你的家,因为七印就要揭开了。”听听那磁带就知道了。那是主如此说,在事发前就说出来了。看一下就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当我离世后,这仍然会存留下去。

我们已经在末时了,朋友们!我正在等候耶稣的到来。可称颂的主耶稣,他是我所爱的,我年轻时就献身给了他,我仍然在等候他的到来。我相信他必再来。虽然像亚伯拉罕那样,可能会延迟,然而,我与他的爱更多更坚固,每天都在向他表达爱。我知道,这里的每个信徒也是这样。
不管别人怎么说:“哦,你是个老古董,你应该来……”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
我仍然相信神;我对焦在这道上,知道那是真理。不曾有人能使我对这道动摇。只要神一直让我的心持守在那道上,我就持守在那里,阿们!
83

以利亚,有一天,他在等候某件事的来临,要带给百姓一些帮助,他看啊,看啊,直到他成了老人,八十几岁了,太疲惫了,爬不上山,之前又禁食又祷告。但神告诉他,如果他们悔改了,某事就会发生。他在仰望什么呢?他叫仆人上去,说:“你上去看,看,有件事要发生了。”

  三年半没有下雨,没有云彩,甚至都没有露水降下,但他说:“你去看。”以利亚或……
基哈西站在那里看,看了又看。他什么都没看见,他返回来,说:“我没看见什么。”
  “再回去,(阿们!)回去,呆在那里,直到事情发生。”
84

然后,以利亚回去,我是说基哈西回去。他看了又看,一直看。

以利亚,这个秃头的小个子,坐在太阳底下,满脸胡子拉茬,胡子全都花白了,两条瘦瘦的胳膊搭在骨瘦如柴的膝盖上,他说:“主神啊,”他就开始祷告。
他说:“现在再回去。”阿们!他在做什么?他在仰望神来看顾他自己的应许,而不管天空看起来多么像铜一样,审判会如何临到他们。没错。
那天,有人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相信这个吗?你讲了那么多道,来反对宗教组织,是什么使你那样做的呢?”
我说:“我一点也不是反对组织里的弟兄,但我反对的是那个体系。”
就像门徒去膏耶稣的身体一样,那身体几乎都快开始烂了,没错,味道很可怕,但门徒还是留在那里。
85

今天也是这样,尽管教会把自己搞得乱作一团,处在各种的境况中,分裂成各种主义和形式化的东西等等,但我必须与它留在一起。我们必须留在那里,我们必须留在那里,是因为我们爱它。我们里面有东西在催促着我们那样去做,我们心里的跳动在说:“留在那里。”因为有一天,将会有一次复活,神要从那里把人带走,阿们!是的,奇妙的主耶稣!是的。

86

我们发现,以利亚一直在看,直到他看见了像人手那么大的云。

呐,不信可能会很快揪住这点,说:“如果你只能做到这儿,瞧?如果这是你能做的一切,那你还是拿回去算了。”
但那是什么呢?他在仰望超自然的事。哦,他知道,只有神的手能行那事,当他看见那手,耶稣(J-e-s-u-s),他有了信心(F-a-i-t-h),是的。当他看见了那朵云时,他说:“我听见了多雨的响声。”那是什么?他接受了第一步。
87

哦,今早的不信者啊,你们在水洗等等的事情上搞得一团糟,愿圣灵打开你的眼睛,给你看到一些事。然后你从那里开始:“我听见了多雨的响声。”你们不信这道而信那些信条的人,回到这道上来。只要看看这小小的第一步。信心接受了它,“这就是我在等候的。”

我们在等候主的再来;我们看到圣灵在末后的日子里降临下来;我们看见神迹奇事;我们注视着正在发生的事,瞧?你没看见吗?你在看什么?这的确是神说过要发生的事,让信心抓住它,说:“我也要它。”
88

注意以利亚!他接受之后,你知道,他的生命必须更新;他比亚哈的车马跑得更快。他本来连爬山都爬不了,现在却能跑在车马的前面。他跑在那些快马的前面,说:“就要下倾盆大雨了!我听见了多雨的响声。”这小小的第一步;荣耀!

在毕士大池那里,这小小的第一个水动,他们就赶紧冲了过去,阿们!
哦,要是这里的人,如果你们今早还没有领受圣灵,如果那小小的第一个响声能说:“那是真理,那人说出了道;那是真理,”那么,你就得赶快了!不要等候。你在看什么?你在等什么?时候比你想的还要近了!要尽快地走向它,为什么?以利亚看见那云在动,那就是祷告蒙应允的证据。
89

神啊,我希望今早这里每个病人现在都能感觉到圣灵就与我们同在,能意识到那就是你所做的祷告在神面前蒙垂听的证据。每个需要圣灵洗的人,如果你感觉到那个强烈的感觉,说:“我相信那是真理,”如果你接受了它,“那就是我的祷告蒙垂听的证据,”就举起手,说:“神啊,我现在接受它。”某事就必定会发生。这取决于……

神将各种的迹象显明在我们周围,但我们还是我行我素,偏离正路。是的,哦。
以利亚知道那是祷告蒙了应允。
90

约拿拒绝去看任何相反的东西;他在海底,在大鱼的腹里。但他说:“那不能把我隐藏,”他说:“我要再次仰望你的圣殿。”他在看什么?他无法真正看到那殿,但他看到了藉着那殿而做的应许。

神啊,巴不得我们能单单看到这道的应许,基督应许说:“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我就在他们中间;他们无论求什么……”巴不得我们能看见这个,只要一动,马上就进去;不要再等了。你在盼望什么?
神答应了你的祷告,把一切应许都放在你周围。然后,你说:“哦,让我们看看,某某某会怎么说?”哦,不要那样做。
要仰望基督!要仰望他所说的话:“我就在那里,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我就在他们中间。他们祈求,就必得着。”多大的应许啊!多大的神的应许啊!
他拒绝去看任何会使他怀疑的东西。
91

如果魔鬼对你说,他说:“呐,等一等,今晚你可能会好一点,因为复兴会刚开始。”那可能很不错,可能很好,但不要等到复兴会开始。

现在,就成为复兴会的一部分,神要从你身上开始复兴;神要从这个教会开始复兴;圣灵要藉着这个使者将信息传出去。神必印证这信息,有大的神迹奇事随着,瞧?拒绝去看任何会使你怀疑的东西。
约拿曾这样做过,神就把他从鲸鱼腹中救了出来,肯定的,是的,先生。
92

约伯,当他所有的朋友都不理睬他,事事都不顺时,约伯仍仰望天空。有些人说:“你是个暗中的罪人,你在看……约伯,你向上面看又有什么用呢?因为你犯了罪,神也确实证明了他对你的刑罚是对的;你是个暗中的罪人,约伯。”

约伯知道他不是罪人,他已经完全符合了神所要求的每一句话,那些燔祭,那些作燔祭的供物,都是神要求献上的,神只要求献上那些燔祭,约伯知道,他已经献了燔祭。
神只要求你相信他的道,阿们!他没有要求你去相信所有那些信条和别的东西;他只要求你相信他,“信我的人……”阿们再阿们!“信我的人,我所做的事,”要仰望他而活,直到世界的末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阿们再阿们!是的,先生,不要等候别的东西。看!
93

约伯站着看;他看见他的肉身都烂了;他看见了他满身的血;他看见了他满身的疮。他妻子走过来,他的教会成员都离开了他,指控他是个暗中的罪人。他妻子过来说:“你样子太可怜了,为什么不咒诅神,死掉呢?”

他说:“你说话像个愚顽的妇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就在那时,当他持守了这道时,闪电开始发出,雷声轰轰,这先知望向天空,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虽然皮肉之虫毁坏这个身体,然而,我要在肉身中得见神,我要看见他。”
94

注意!首先,他被称为救赎主,然后才是神。“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虽然皮肉之虫毁坏这个身体,然而,我要在肉身中得见神,我要亲自看见他,我的眼要看见他,不是别人。”他将死之时,他身体腐烂之时,当他还在肉身中,他一直仰望,直到看见复活(哈利路亚!),也知道他会被列在复活中,因为他持守了神的道。仰望而活,我的弟兄,阿们!他看见神的旨意,并且去行了。神试炼约伯有一个原因的。

他试炼人有一个原因的。凡所行的事都是有原因的;他今天仍在这样行。神差神迹奇事来到我们中间,他差来福音的真理;任由他们对这真理视而不见,却去看那些信条,否认真实的真理,接受了信条:否认这个,接受那个,他们明知圣经所教导的与此相反。神这样行是要试验人,好叫审判的那日人都没有借口,哦!
95

要仰望末后的日子所应许的事。现在快结束了,让我在结束前说说这点。要仰望末后的日子所应许的事。

要仰望主在这些日子里行过的事;他将圣灵倾倒在他的百姓身上,再次带回到原本的五旬节上,带回到原本的圣灵洗上;带回到原本的水洗上,把一切都带回到它的原本上。一直下来,藉着显明给我们的、没有一次落空的异象和预言,带回到基督原本的证据上。一直下来,每件事都完全一样,显明这是超越人的头脑的。人无法那样做到,是神做的。
96

注意看那引导以色列人的伟大的火柱。任何人,任何圣经学者,都知道那是立约的使者,耶稣基督。

《希伯来书》说,《希伯来书》11章说,摩西丢弃了埃及,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瞧?那是什么?是基督在旷野中。
在《约翰福音》16章,哦,对不起,是《约翰福音》6章,他们在守圣餐等等的事情时,掰饼,欢乐,好像禧年一样;耶稣说:“我是从天上神那里降下来的食粮,吃我肉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他知道他会做的,他说他是生命的粮。
97

他们说:“你使自己成为神,你使自己成为……哦,我们知道你疯了。”瞧,“疯了”意思就是“癫狂了”。“我们知道你癫狂了;你还不到五十岁,还说你见过亚伯拉罕?我们知道你疯了,你失常了,你是个宗教狂。”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阿们!
什么是“我是”?就是那在荆棘中燃烧的光,摩西看见过它。他一生都在看着它,它引导摩西走向应许之地。
那同样的光降下来,立在那里;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我是那燃烧的荆棘,我是那火;我是那光的天使;我从神那里而来,又回到神那里去。”
98

复活后的几天,大数的扫罗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要去逼迫五旬节时的信徒。当他还在路上时,有一道大光照下来,把他的眼睛照瞎了。他不能……其他的人看不见那光,但他看见了。那光太真实了,以致他的眼睛都瞎了,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你是谁,主啊?”
他说:“我是耶稣。”那是在燃烧荆棘中的同一个光,那光从神而来,又回到神那里去。
99

今天,那同一个光也在我们中间,我们有它的照片,它行出了同样的神迹奇事异能。然而,我们却还在等候别的。这福音真理和所印证的道,圣灵的洗,奉耶稣基督之名的洗,我们所教导的这些事绝对是真理,因为它们已经被印证了,阿们!咻!我灵里很兴奋,是的。为什么?因为圣灵就在这里;因为主在全世界来回地证实了,没有一次落空过,阿们!

你在看什么?你在等候什么?时候到了!水被搅动了,下到水里去。末世的迹象。
“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你知道。是的,“必有光明,”海伍德说的,没错。“带你通往荣耀路径,”是的,在末后的日子里,你必找到它。
100

看,这取决于你在看什么;看成就了什么,火柱、圣灵、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现在,让我们看;让我们信;让我们明白我们在末世了;我们在最后的时刻了;我们在最后一小时的最后一分钟了。

我有这部电影,也许什么时候该带来给奥特洛弟兄,星期三晚上的聚会可以看看;电影是我们在耶路撒冷拍的,片名叫“午夜前三分钟”。是根据科学所说的。
圣经说,耶稣说:“你们看见无花果树和其它各种树发嫩长叶的时候……”以色列又成了一个国家,他们是一个国家了。我们看到了其它的树,卫理公会长出它们的嫩叶;浸信会长出它们的嫩叶;天主教会长出它们的嫩叶,所有其它都长出它们的嫩叶;五旬节派藉着奥洛·罗伯茨长出它们的嫩叶;所有其它的都有它们的复兴,长出它的枝子。“就知道时候近了。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
101

我们看见以色列在它的家园了,它的旗帜,大卫的六角星旗,已经在高高飘扬了。它有自己的货币,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军队;它一切都齐备了。她是……她是以色列了!这是什么?他在那里准备得到净化,使神可以从中带出那十四万四千人。

看看今天的教会。它混乱,乱作一团。它看的是:“我们比他们人多,我们有的比他们更好,我们有这个,那个等等。”
102

而在那里,新妇正在仰望主耶稣的到来,基督悄悄的再来,他来了,要在夜晚取走他的新妇。就像我有一次读到的一本书,《罗密欧与朱丽叶》,罗米欧如何拿着梯子从朱丽叶的家人中带走他的新娘,耶稣某一天将来到,寻找那些不是仰望信条而是仰望基督、专心等候他来的人。

他们有血亲关系,像以撒和利百加一样,是血缘上的亲戚。我们必须这样来到,藉着那祭物与基督成为血亲关系,我们的罪藉着耶稣的宝血被除去了,不是藉着某个教会说的东西;不是藉着某个人说的东西,而是藉着宝血所成就的事,而且是被证明已经成就了,通过道藉着同样的事做工,行耶稣所行的同样的事工,阿们!
103

你在看什么,教会?哦,这是末世了。哦,他已经来到了他的百姓中间,而我们却忘了这点;他就坐在我们中间,我们却不知道;今早圣灵就在这里,也许许多人走开,就忘记了;也许许多病人忘了要相信,忘了把信心的锚抛在它现在应该在的地方。

这池子真的搅动了,水逆着自然向后倒着旋转,显明这是超自然的。圣灵在这里临到了一群普通的人;聪明的人、坐在这里的穿戴好、受过教育的人,他们在看,圣灵浇灌在他们身上,有东西在他们四周旋转,他们喊道:“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出了什么事?水搅动了,阿们!
104

罪人、背道者、妓女、酒鬼等坐在这里,成了圣徒,属神的人。从他们得到以后,你再也无法指责他们的生活了。那是什么?水搅动了。你在看什么?圣灵降在我们中间。

不久前,我与奥特洛弟兄坐在那里,指给他看那些患病的人等等(现在也可以做这事),指出在他们生命中所发生的各种事情等等。那是什么?那是圣灵,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在等候什么?等候水动吗?它已经动了。天使将会很快离开,所有的能力就消失了。然后,不会再留下任何救恩了,你会被留在外面的黑暗里。
105

几天前,我听到过一个故事;结束前我想讲一下。有一个男孩犯了谋杀罪,他犯了罪。

瞧,那天,我被叫去出席一个案子,你知道,是在德克萨斯州。那天,我从他们那里拿到了一本小证书,上面写道:“挽救生命。”我去那里,是为了那个小艾尔斯,就是那个拍下主的天使照片的人。他那天晚上在休斯顿批评我,用尽各种坏话说我;那时,他伸出手臂,与我拥抱,说:“想一想,伯兰罕弟兄,我说过的给人施催眠术的人,现在竟然来救我的儿子免于坐电椅,”没错。我在他们所有人面前说话,那市长怎么做的呢?饶恕了他。哦,那时,再过四五天他就要死了,是的。为什么?我对生命感兴趣,生命!
我说:“先生,你没有权利夺去这个孩子的性命。第一次流出的血是一个弟兄流另一个弟兄的血;他流了他的血。但神并没有给他判死刑,夺去他的性命;神在他身上放了一个记号,免得人杀他,不要把这个擦掉了!”阿们!再阿们!生命,我们对生命感兴趣。
106

一天,有个母亲的孩子杀了一个人,那人躺在那里快死了。那个小母亲站在州长的门前,他们叫她进去。最后,有个卫兵说:“州长大人,那个男孩的母亲在门外,你要……她要见你。”

他们打开门,说:“女士,他要接见你。”
那个可怜的母亲用手爬过去,跪在他的脚前,她把手放在他的脚上,说:“州长大人,尊敬的先生;你是唯一一个能救我儿子性命的人。仁慈的先生,我请求您,我知道他是有罪的,他绝对是有罪的。你公正的法庭查出了他是有罪的。”我们有多少人在神的法庭里会没有罪呢?“你公正的法庭查出了他是有罪的,他确实杀了人,他是该死的,我知道。但是,先生,作为一个人,你没有权利取走我儿子的性命。唯有神能赐给生命,也唯有神能取走生命。不要那样做,先生,请不要那样。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所能忍受的,我乞求你了。”于是,他就把那母亲打发走了。
那个母亲的呼吁使他很伤心,最后,他去到了牢房里,进到那监狱里,那孩子正坐在监狱里。
107

那人已经发展出了精神上的综合症,就像今天的教会一样。“你要么照我喜欢的方式传讲,要么你就根本不用听,我才不在乎……”他坐在那里。人一个接一个地来找他,试图跟他说话。他把自己封闭起来,甚至什么都不愿再听了。

于是,这位州长走了进去,他说:“孩子,我想跟你谈谈。”
  他说:“闭口吧,从这里滚开吧!”在他的牢房里喊。
  他说:“孩子,我是来帮助你的。”
  他说:“我说,从这里滚开!”
这就是今天人们对圣灵的态度,是的,“滚开!我不要跟它有关系;”继续敲门,“如果我那样做,我就得放弃我的棋牌会;我就得放弃这个;我就得放弃那个;我就得放弃教会的信条;我就得放弃……”看到吗?你们最好听听!他是唯一能赦罪的那位,没错。你在看什么?瞧?
108

他看到太多东西了,他都不敢看这个人了;他一直背着脸。

这就是今天人们在祭坛边所做的,他们一直背着脸,他们不要听信息;他们转过头去,背对着神,神在告诉他们:“这是真理。”一点小小的声音,好像一个接触……
你知道以利亚,他听到了大风的声音,血、火、烟雾,一点也搅扰不了他。但他听到一个微小的声音时,就出来了。哦,那个微小的声音,教会却没有听到,没错。
于是,这人就尽了最大的努力,州长试着跟那个男孩说话。那男孩说:“你要滚开还是要我把你扔出去?”
他转过身,说:“好的,孩子,我已经尽力做了我该做的。”
109

当州长走出去,那男孩傲慢地打量着,州长就沿着长廊走下去了。

他走下去时,一个护卫走了出来,说:“州长大人,你做的起作用了吗?”
  他说:“没有,他不愿听。”
那男孩跳了起来,抓住了铁栏杆,说:“那个人是谁?”
  “那是州长,是来要赦免你的。”
然而,太迟了!他尖叫,哭喊,他说:“想一想,州长亲自来到我的牢房,要来饶恕我,我却拒绝了他。”
他们先把一块黑面罩给他罩上了,然后在他的脖子上套绞绳,当他走了十三步后,他最后说:“想一想,州长站在我的牢房里要饶恕我,我却拒绝了他。”他们就把他绞死了。
110

哦,今早,这里有一位比州长更大的,耶稣基督就在这里;那个小牢房叫作男人或女人,耶稣在这里要赦免人,不要,绝不要拒绝他!不要那样做。在你的生命中找到神带你来这里的目的。

我们正处在一个重大的时刻,朋友们;你知道这点,正如这首老歌所唱的:
国家在分裂(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以色列在苏醒;
圣经预言的迹象,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痛苦恐惧,失散的人回到你的家园!
救赎的日子已近;人心充满了恐惧,要被神的灵充满;
把你们的灯点亮(什么?),看哪!你的救赎已近。(没错。)
假先知在说谎,他们否认神的真理,耶稣基督是我们的神。(没错。)
这世代弃绝神的真实启示,但我们要走使徒走过的路。
救赎的日子已近;人心充满了恐惧,要被神的灵充满;
把你们的灯点亮,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111

没错,看哪!弟兄,要远离所有属世的教条。看哪!要仰望基督,要仰望耶稣。正如这首歌唱的: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今早你在仰望什么?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你信吗?让我们一起唱,你知道吗?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现在,让我们一起唱。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主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112

你在仰望什么?对那些仰望耶稣的到来的人来说,他必第二次在荣耀里来到,为要拯救我们,带我们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带我们从所处的这罪和混乱中出来;你信吗?要仰望而活着。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仰望,相信这道!因为杆上的蛇代表那活的道要成为肉身,今天,这道也代表圣灵的同在,因为我们看见他在我们中间印证了。今早,他在我们的小牢房里,当我们低着头,你不愿听从他的话吗?(继续弹,弟兄。)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仰望而活”歌。]
……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113

当你们低着头时,弟兄,现在要仰望耶稣,就是这道。如果你从未悔改,就悔改;如果你从未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就去受洗,你必得到神的应许,领受圣灵。原本教会就是从这点开始的,既然它是这样开始的,那神是无限的,他不能改变他的计划,他的计划永远都会是这样。在五旬节那天,教会的开幕式,就是藉着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应许领受圣灵开始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

如果这个还从未临到你,朋友,你愿意现在向神举起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神祝福你,你,你。神祝福你,好的;神祝福你,你,你。很好,好的。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主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我们惟有仰望而活。
114

现在,这一切都录在道里了;我们就在末世了,这不是什么假装的东西,不是什么虚假骗人的东西;它是道得到了彰显;它是道说出了真理。你们参加过聚会;你们参加过以前的聚会,你们知道这是真理。

现在,我们有很多模仿者,我们都知道,但不要看他们,跟从摩西的是一大群混杂的人。但记住,那里有一些真以色列人进入了应许之地,看到吗?
115

这群人也是这样,弟兄,有真正被圣灵充满的男人和女人,是真正的,你无法指责他们的生命。今早,你愿意仰望而活吗?不看那些模仿者,不看那些狂热分子,不看所有这一切,而是看真实的耶稣。我们被录在神的道里了,哈利路亚!他要向那些仰望他来的人第二次显现。

你们若要上到祭坛来,站在这里接受祷告;你们若还没有领受圣灵,还没有符合彼得在《使徒行传》里所说的,但你今早想要符合,当我们再唱一遍诗歌时,我想请你们来,站在祭坛边接受祷告。然后,我们要实行洗礼,或要为你祷告,领受圣灵,我们来唱: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主耶稣而活。(还有人吗?)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着。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今早,这些妇女到底怎么啦?都是男的?你很少看到这样的,这是真诚的时刻,好的。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主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116

我觉得还应该有人上来,上来吧!有四个男的站在这里,还应该有更多的人,上来吧!你想要活吗?记住,神把它写下了,他们问:“我们当做什么才能得救?”然后,人就告诉了他们。呐,神不能改变那个;从圣经时代一直下来,从来没有改变过。

现在,我们有不同的想法,我们把它改变了。哦,什么都改变了。但不要那样,不要看那个;不要看他们现在做的事。
要仰望耶稣在这里所说的话;要仰望圣经。你要仰望而活,弟兄。这是你能做到的方式,姐妹也能。上来吧!如果你还没有得到这个经历,还不知道这的确是圣经,并有神自己在那里印证了它。不要碰运气!
117

今早,你在看什么?你在仰望什么?你曾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可怕、忙乱的日子里停下一会过吗?你在仰望什么?神已经安置好了一切事。

水的搅动,第一个小小的搅动,人们就跳进去了。
空中那手一样大的云的征兆,以利亚说:“那人手大的云好像雾气……”那是什么?他一直相信。“我听到多雨的响声了,”那朵云就变成了两朵云,两朵云变成了一座小山,小山又变成了一座大山,大山又变成了另一座大山。接着你知道,整个天空都在打雷了。雨开始下,那是什么?他接受了神所差来的。
今早,如果那个小小的东西触摸了你的心,就说:“我需要那个,”那是一个人手大小的小征兆。过来吧!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你们惟有仰望而活。
让我们低着头。
118

不知道你们这里的弟兄,你们哪位传道弟兄,如果你愿意,请走下来,你们哪位弟兄,同我在这里一起按手在这些弟兄身上。

[原注:为一些弟兄而做的祷告。]主耶稣,今早,这人过来了,他认了罪;求你除去他心里的一切疑惑。
这宝血,父啊,赦免我们,主啊。
他值得让你为他舍去一切的东西。
对这位弟兄也是这样,主啊,愿他所认的罪落入耶稣基督的宝血里;愿他被圣灵充满;使神可以给他改名,扶着他的杖头。但他需要圣灵,今早他认了罪。
求你用圣灵充满他,愿圣灵的大能降临下来,阿们!
现在,全教会的人都低着头,做祷告。这些弟兄正在祷告,每个人都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祷告。
这里还有一个。
119

主耶稣,因他今天来这里所做的承认,我祈求,神啊,愿你用圣灵充满他,主啊。现在,他望向了各各他,在那里,只有耶稣基督的宝血能洗净他;只有宝血能跃过那个鸿沟。那是耶稣基督的宝血,流进了那个鸿沟,把他放在了神的身边;求你应允,父啊。藉着耶稣基督,阿们!

120

现在,每个人都做祷告,按手在一位弟兄身上,这些弟兄站在这里,要全心地祷告。

呐,现在你来做出你的承认,神不能说谎。
这正是我接受神的方式,当时我上来,说:“主神啊,我是极其的诚恳,我内心真的是这个意思;这是生与死的事,我不要死,我要活;我要到天上去,你也应许了。”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像五旬节那样的事,从来没有听到。但我说:“在圣经这里,所要求的是照着这本圣经去做,要我悔改。我要悔改,我已经奉耶稣基督的名受了洗。现在,主啊,你已经应许给我圣灵,你应许要那样做。”
121

我从来没有听到像说方言的事,从来没有读到过它,只是在圣经里读到,我也根本没有去想什么。就在那里,有一道光以十字形的样式降在房间里,不管它是什么,但它是在说方言。我说:“我不明白你的声音,先生,不明白你的语言。如果你不会讲英语,而我也不懂你的语言;但你要再回来,再讲一次,这就说明你接受了我。”然后,它又出现了。

哦,弟兄,我仰望而活。从那以后,我一直都活着,在神荣耀的国里,神的大能在那里随着他福分的水管自由地涌流出来。
122

现在,我们还站着,让我们举起手来,这里的每个人,这些弟兄。呐,弟兄们,圣灵在这里;那位赦免罪的神现在就在你边上,让我们现在全心地相信;让我们每个人都信。现在,让我们对神大声地唱,神祝福你们。

  天父,我们祈求……
  主耶稣,我祈求,愿你应允这事。
  主啊,愿她不会没有看见这点,你曾救她脱离死亡,现在,她自由地活着……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哈利路亚!我们惟有仰望而活。
 仰望而活,
你们所有病人,现在也这样仰望,仰望耶稣。
仰望耶稣而活。
就是这样,像那铜蛇一样;铜蛇里没有能力,能力是在他们所仰望的东西上。呐,这应许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按手在他身上,因为这是代表,好像那铜蛇。愿他们仰望耶稣,他在那里受死。他是我们生病之人得医治的挽回祭,他是我们罪的挽回祭。愿神的大能临到这身体,医治每一个人,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那个孩子?那个孩子?
123

奉耶稣的名;奉主耶稣的名;哦,奉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神祝福你,要全心相信,要相信!
   仰望而活,弟兄;
你要怎么做?
仰望耶稣而活,
真理写在他道中。
记住,弟兄。
你知道,今天众教会出了什么事?我们离开了……我们太快就放弃了;以利亚呆在那里,一直祷告,祷告,他祷告直到某件事发生了。当他感到那个微小的东西落入他心里时,他说:“我听到多雨的响声了。”如果这里有需要基督或圣灵的男人女人,需要得医治的人,但愿他们会呆在那里,说:“主啊,你应许了,你应许了,”然后,一感到那微小的东西时,就说:“就是这个,主啊,我接受,”某事一定会发生。
仰望而活,弟兄;仰望耶稣而活。
现在,只要举起手,接受你所要的,他就在这里,与你在牢房里。是的,哈利路亚!
  好的,弟兄,请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