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304 绝对

1

谢谢你,弟兄,谢谢你,豪斯塔弟兄。

晚上好,休斯顿的人们。今晚能再次来到休斯顿这里,我确实把它看作是一个极大的荣幸。从我上次有幸来到这里之后,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今晚,我坐在这里听到了每一个传道人的讲话。
前几天,我去处理了一些别的事,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当我知道那些孩子正在面对死亡时,我想:“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了这些孩子身上,我将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来到这里表达我的看法并尽我所能地来帮助这对父母亲,还有这些孩子们;没有尽我所能地来挽救这些孩子们的生命。
2

休斯顿有……这是一个值得我回忆的地方。自从多年前我第一次造访这里之后,它留下了很多我所珍藏的值得回忆的东西,我来到这里与信心的先驱,基德森弟兄见面,接着来到了这个礼堂里,当时我跟雷蒙德·里奇弟兄并这个城市的传道人们一起在这里。

3

然后,埃尔斯先生,基普曼先生,当然那天晚上照相机证明了我没有告诉人们任何错误的东西。那是真理。当时照相机的机械眼拍下了异象……哦,不是异象;而是事实。我们所传讲并如此深爱的基督,当时就与我们同在。他应许要与我们同在,照相机拍下了他的照片。就是我说过很多次,在过去的日子里,我总是看到的那道光。但有时候人们对他有点怀疑,尽管你们相信是那样的,但那天晚上事情得到了证实。那是火柱第一次被拍了下来。

从那以后,它又被拍下来过几次。最近在德国,当恩膏在那里时,他降了下来,又退了上去。这些事情不是要夸奖某个人,而是要印证在人们中间的耶稣基督的同在。
今晚我们相信那同一位主耶稣就在这里,要在这事上帮助我们。对此,我相信他比我们更感兴起。我的确很同情那些孩子们的父母亲,并且肩并肩地与每一个想要把他们从鬼门关救出来的男人和女人站在一起。
4

呐,我明白这不是一次奋兴聚会,而是一系列为着这些躺在死亡的阴影中的灵魂所举行的祷告会。我已经晚了,所以我不会讲太长的时间。

但我想要引出一个主题,或说是一段上下文更合适,我想要在圣经中读两处经文来讲一个主题。你们有圣经的人,如果你们愿意跟我一起翻一下的话,请翻到腓力比书,腓力比书1章第20节。
20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5

然后是使徒行传,2章30节。我想要从第25节读到第30节。

25大卫指着他说:’我看见主常在我眼前,他在我右边,叫我不至于摇动。26所以我心里欢喜,我的灵快乐,并且我的肉身要安居在指望中。27因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28你已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必叫我因见你的面,得着满足的快乐。’29“弟兄们,先祖大卫的事,我可以明明地对你们说,他死了,也埋葬了,并且他的坟墓直到今日还在我们这里。30大卫既是先知,又晓得神曾向他起誓,要从他的后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宝座上,31就预先看明这事,讲论基督复活说:’他的灵魂不撇在阴间,他的肉身也不见朽坏。’
6

让我们低头一会,做个祷告。

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的怜悯。主啊,这的确是我们今晚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来祈求怜悯。如果我们没有信心来相信这是应许给我们的,我们就不会祈求了。人们从各个国家赶来,向你祷告的声音在各处响起,愿我们今晚真诚献上的这些生命可以得到赦免。主啊,我们祈求你加力量给这些年轻人的母亲和父亲们。
据我们了解,这个年轻人把他的生命转向了你,并想要服侍你。我们听到其中的一个传道人说,他想要成为一名传这福音的传道人。神啊,我祈求你赐机会给这个年轻人。
赦免我们的罪,洁净我们心中罪恶的思想,并那些会挡在我们路上的、拦阻我们为这些人的祷告得到应允的东西。
我们读过了你的道,我们知道天地都要废去,但你的话语却永不会废去。我们祈求你借着圣灵把所要讲的内容加添给我们,愿你神圣的旨意成就在其中,正如我们所听到的代理人和很多人所说的。我们祈求能让我们明白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呢?主啊,我们在这里要照着做。主啊,借着你的道让我们明白。我们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7

刚读完了这几节经文,我意识到这是个大好的机会,因为这是关乎我们的。当我听到并接到了那个母亲的电报时,我想:“如果坐在那排椅子上的是我的儿子或女儿,那又会怎么样呢?”我……我们想要把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放在上面。

呐,也许有些人会说:“瞧,伯兰罕弟兄,你所读的只是神的道很少的一部分。”哦,那也许是真的。但,你瞧,不在乎篇幅,或说是字的多少;而是它的意思是什么。这完全是……这是什么,这是神的应许。
今晚,我想要从这里引出,从这个主题,或说是从这里引出一个主题:绝对。
8

刚才,当我坐在我旅馆的房间里时,我选出了这个主题,因为我想现在我们需要一些积极的东西,某个我们可以死死握住并知道那是真理的绝对。在象这样紧要关头,我们必须有一些积极的东西,是的,一些我们知道无论事情如何发展,都能持守住的东西。

呐,根据韦氏大辞典,绝对本身的意思是“在能力上没有任何限制,”首先是一个“终极。”一个“终极”就是一个“阿们”。那就是绝对。就象……那就是终点,那就是一切。
呐,在这世上,所取得的每一个伟大的成就都与某种的绝对连在一起。除非有什么东西能让你死死握住,否则你什么都做不了。
9

当一个年轻的男人要娶一个年轻的女人时,他必须要知道这个年轻女人的品性。或这个年轻的女人必须要知道这个年轻男人的品性,某些她能靠得住的东西。“这个男人会是一个正直的男人吗?他会成为我的那种好丈夫吗?”“在这一生中,这个女人能给我那种我所盼望的忠诚等等的东西吗?”必须要有某个地方是他们可以在其上建立他们的誓言的,知道有某些东西是他们可以持守住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他们带到教会中,带到神的道面前,完成那绝对的结合。

10

呐,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在保罗的一生中,在他回转之后,他有一个他能靠得住的绝对,就是: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何等的一个拥有绝对的地方: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那种生命与他以前所活出生命截然不同,因为他说:“我现在所活的生命,”那是一种跟他以前所活的完全不同的生命。

11

经过那一次,保罗拥有了那个引导他作出决定的经历。因为保罗在犹太人中间是一个有大能的人,是一个大神学家,但他对他所站的立场不大肯定。有一天,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一道光,火柱从天上降了下来。保罗,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知道那道光,那火柱,就是神用来带领他的子民出埃及的。他们跟随着这个火柱。因此,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立刻对那火柱说:“主啊,你是谁?”他知道他是“主”,但“你是谁?”

声音从那道火柱中发出来,“我是耶稣,你用脚踢刺是难的。”从那时起,保罗就知道了旧约的耶和华就是新约的耶稣。他拥有了他可以握牢的东西,那就是为什么他可以写出那卷伟大的希伯来书的原因。
12

呐,如果你,如果你在你的生命中拥有一个绝对,你就会做一些你通常不会做的事情了,尤其是当你拥有了一个以神为中心的生命。以神为中心的生命会使一个人做他通常所不会做的事情;非常古怪、奇特的事。为什么一个基督徒的生命是如此的古怪和奇特呢?是因为他们盯在神的道上,今天的世人对此几乎一无所知。

呐,我们有教会,有组织,我们有宗教,哦,在全世界有太多了。
从上次在休斯顿这里跟你们在一起之后,我环绕了全世界七次,在关于这个世界的神和宗教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知识。但那不是我所要讲的。
我所讲的是一个跟基督连在一起的绝对。然后,那使你成了一个怪人。你会做古怪的事。你的思想也与你以前所想的完全不同了,因为你找到了某样东西,能让你把信心锚定在某个创造了天地的人身上。他的道本身就是有创造性的,神说话,世界就形成了,对神来说没有什么太难的事。所以这就使你本身有了创造性,因为你接受了他的道。道就是被表达出来的思想。
13

呐,保罗必须去到那样的境况中,去到没有一点的神学经验的地步,完全没有,但他拥有一个个人的见证。他与神面对面,并知道他是被神所呼召的。在这点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告诉他任何东西。他完全肯定神仍然是神。巴不得世人也能这样做。

巴不得今晚坐在这里的这群人能够单单记住神仍然是神。他完全能够在这件事上应允你,正如他在神的医治或其他的事情上应允你一样。他仍然是神。如果我们能把我们的希望,不单是我们的希望,并且每一个积极的想法,都建立在他所说的话上,我们就会知道这是真理。
14

人们会举止古怪。他们似乎完全忘记了消极的一面,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绝对,因为那是神的道。耶稣说:“天地都要废去,但我的道永不会废去。”所以如果我们拥有这应许的道,那么在这点上就不会失败。它不能够失败。

所以我相信这就是在这里举行祷告会的原因,虔诚的休斯顿人们对人的生命感兴趣。这也是我们聚集在这里的原因,为要呼唤出一种能力,一种超越所有人造的律法和权利的能力,某样能改变人的心思的东西,就像神在埃及对法老所做的。他是神,现在我们必须停住看那些消极的方面,转而去看积极的方面。
15

在你能拥有信心之前,必须有什么东西能让你相信。除了永生神的道,那能够创造的全能者的大能外,还有什么更能够让你信任呢?还有什么更能够让我们把盼望放在其上呢?因此,那会使你看起来不同,举止不同。你仰望神来成就他的应许。当困境出现时,就象我们现在这样,那就是一个锚。那是某样能持定住你的东西,是某样能将你栓牢的东西。神的道就是那个能将我们栓牢的应许。

就象在暴风雨的时刻,对于船来说,锚就是它的绝对。当船头的锚抛下去了,船就可以在海面上漂浮。那是……船安息了。你们在休斯顿这里的人,离海很近,能够看到船开进来。
16

为什么要携带着这个又大又重的锚呢?你瞧,当暴风雨来到时,狂风暴雨使大海翻腾,甚至有可能把船抛到岸上去,把船撞沉,或者把船打翻在浅滩上;当船行驶到水深处,把那个又大又重的锚抛下去,它会拖拉海底,直到拉牢在某处看不见的山顶上。那时候,就让暴风雨尽其所能地翻涌吧;船有了一个绝对。锚抓牢在了那里,拉紧了。尽管海浪在船的周围翻腾,但船有了一个绝对,因为它被栓牢了。

当一个人被栓牢在了基督和他的话上并相信他时,也是这样的。那里就有了一个绝对,某样东西持定着他。
17

绝对就象是当你迷路时的北极星一样。当你……当你迷失了方向时,你想要找到回去的路,北极星就是一个绝对。呐,那里还有别的星星,但他们都随着地球在转。当地球饶着它们转动时,它也转离了它们。你知道,晨星同样也是那夜晚之星,因为地球在转。但有一颗星永远都不会移动,它刚好位于地球的中心线上。因此,那是一个可靠的星。只要你能认出北极星,你就永远都能找到回去的路。但是,哦,当一个人迷失了时,他就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了。

18

呐,我认识一颗星,他要比北极星更好。当你被栓牢并看到他的同在时,无论你是怎样的迷失或无论你在哪里,你都能靠着他的引导,也就是他的道,找到回去的路。那是一条摆脱一切困境的路;那是通往和平的路;那是通往成功的路;那是通向生命本身的路,只有跟随着这颗星,主耶稣。呐,如果你被栓牢在了那颗星上,圣灵就是那个单单指向那颗星的指南针。圣灵……

19

指南针,磁力使它指向北极。无论你处在怎样的丛林深处,或是有多么厚的灌木丛环绕着你,或是在迷雾重重的海上,那个指南针指针,你无论把它拨向何处,它都会再转回去,指向北极星。

当我们处于困境中,信靠基督时,就有一样东西是确定的:圣灵会把我们指向这道,会把我们指向这颗北极星,释放出我们所需要的一切。他就是我们的绝对。
对迷失在旷野中的人来说,指南针就是那个能指引他走出去的东西。当我们处于麻烦中时,只有一样东西,他和北极星一样正确无疑。只要地球处在他的位置上,在转动,北极星就会呆在它的位置上。
20

只要在那里有一个永生,基督就永远都是救主,是脱离每一个难题,每一个分歧,每一样试炼等等的道路。因此,当我们被栓牢在他上面时,我们就不会象世人那样手忙脚乱、勃然大怒了。“哦,这事我们该怎么做呢?那事我们又该怎么办呢?”我们看起来好像甚至都没有被锚定。但当一个人把他的魂锚定在了耶稣基督里,他相信并知道当他奉主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耶稣说:’我必成就。’”问题就解决了。

问题就解决了。那就是阿们;那就是绝对。那是终极。当耶稣说:“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呐,那就是一个终极。是的。“当你祈求时,无论你们有什么需要,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问题就解决了。就是那样,瞧,如果我们真的是被锚定了并相信它的话,我们就会使他成为我们的绝对。因为,他会做的。他就是那能带我们脱离所有惧怕的绝对。当你真正地被栓牢在那万古的磐石上时,就不会再有惧怕了。
21

只要锚抓牢在了水中的山峰上,海员就毫无畏惧了,尽管船被巨浪拍打得很厉害。哦,是的。他知道船会平安无事的。船不会触在某处的礁石上,也不会搁浅在某处的浅滩上,被打翻;因为它拥有那个绝对锚定在某处的山顶上。

当一个人作出了信心的祷告,把他的魂锚定在了神的道中时,“天地都要废去,神的话却永不废去,”就毫无惧怕。让人们说他们想要说的话吧。我们的信心是在神那里,只在神那里。我们相信他。
22

曾几何时,这个国家的饭桌礼仪完全取决于一个女人所说的话。我相信她的名字是叫艾米丽·波斯特。呐,对饭桌礼仪来说,她就是绝对。如果艾米丽·波斯特说:“用你的刀来吃豆子。”那就行了。那就行了,因为她是饭桌礼仪的绝对。如果她说:“要把杯子从杯托上端起来喝咖啡,而且喝的时候要小口地喝,”不管这听起来是多么邋遢,那也仍然是绝对。每个人都会听从,因为他们把她看作是饭桌礼仪的绝对。

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必须要有一个绝对。如果我们要得到什么成就的话,我们就必须拥有一个绝对。
23

曾经有一段时间,希特勒说的话在德国就是绝对。无论其他的人怎么说,希特勒的话都是一个绝对。如果他说:“他们要死。”他们就得死。如果他说:“让他们活着。”他们就可以活。如果他说:“我们要打仗,”或是“我们不要去打仗。”无论我们怎样做,他的话都是一个绝对。

曾经有一段时间,意大利也有一个绝对。那就是他们的独裁者墨索里尼所说的话。人们说他的司机开车去接他,早到了一分钟,他就枪杀了司机。为什么?他说:“我不想要你提前一分钟来到这里。我想要你准时到,分秒不差。”瞧?他的话就是绝对。所有的意大利人都要听从。
24

曾有一段时间,法老在埃及也是一个绝对。但你瞧……

但他们所做的所有的那些决定都是人造的决定,他们都垮掉了。为什么?因为它们不是依照……它没有依照那赐人生命的神的道。我想要,我希望这被锚定。如果我们想要拯救人的生命,我们就必须依照神的道和神对人类生命的计划。我们能找到这个的唯一方式,就是要在他的道里寻找并相信它。
那些法老们,不久前我到过埃及,我相信他们必须要向下挖地二十英尺,才能找到法老作为全地的王所安放宝座的地方。
希律王,等等,一路下来,我们看到他们的王国都坍塌并消失了。
但有一个国度是超越所有的那些王国的。它是如此的高过诸天,以至于它永远都不会废去。那里坐着一个王,当他在什么事情上作出决定时,我们都相信那个决定是一个绝对。无论别的人对此怎么说,它也必须是那样的。永远是那样。
25

呐,我们的最高法院。我们的最高法院就是一个绝对,是所有判决的终结。呐,我们必须要接受它,也许有时候我们不认同它的决议。就象人们不认同希特勒一样,等等。但我们必须要有这种的绝对。国家和审判的绝对就是最高法院。我们的地方法院可以审理并作出宣判,但最高法院掌管着一切。我们必须要有这个。作为一个国民,我们必须要接受它的判决,因为一个国家是跟最高法院的这个绝对连在一起的。是的。

一切事物都必须要有一个绝对。
26

你知道一场普通的球赛也必须要拥有一个绝对吗?是的。一场球赛的绝对是什么?是裁判。如果没有裁判,瞧,没了裁判,那会怎么样呢?不管你是站在哪里,你从什么位置上看过去,并说:“那是一个进球,”而他却说:“那是一个碰撞,”瞧,那就是了,那是一个碰撞。为什么?因为他的话,无论看台上的人怎么说,或其他的人怎么说。那就是一个碰撞,因为他称那个是一个碰撞,他是裁判。呐,如果没有裁判那又会怎么样呢?那就会乱作一团,一切都处在混乱中,以至于你都无法进行球赛了。因此,要进行一场球赛就必须要有一个绝对。必须是那样的。

27

呐,还必须要有一个绝对,那就是红绿灯。对交通而言,红绿灯就是一个绝对。如果没有红绿灯,那会怎么样呢?或者红绿灯不亮了,而你在街上跑,那又会怎么样呢?一个人会走这条路,他说:“呐,我先在这里的,我必须要从这里过。我上班要迟到了。”谈到交通堵塞,你可就真的遇上了。但瞧,红绿灯把问题解决了。那就是绝对。绿灯行,红灯停。如果没有象红绿灯这样的东西,那我们就真的会有交通堵塞了。

28

那也是今天基督徒信心的问题所在。我们有太多的交通堵塞了,每一个人都搞出了他们自己的绝对。

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拥有一个绝对,那就永生神的道。问题就永远解决了,无论别的人说什么。
如今几乎到了一个地步,就象是在士师的时代,每一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绝对。但它们都失败了,就象法老等等一样。
但神的绝对就是他的道,他赐下了道,“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永远不能废去。”我喜欢这个。
现在,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让我们花几分钟,看看一些去到了危急时刻的人们,那些死亡就近在眼前,就象我们今晚站在这里一样的时刻,他们选择了一个绝对。让我们来看几个。
29

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个我们所有人都很熟悉的故事,在那个时代,罪恶遍满了全地,以至于神都感到恶心并厌烦了,这地将要被毁灭掉了。神赐给了挪亚一个绝对,那就是他的道。不管怎样,那个绝对是要拯救人类的。挪亚知道世界要灭亡,而神给了他那个绝对,也就是神的道,为要拯救他的子民脱离死亡。呐,在挪亚的时代,能把人们从死亡中拯救出来的那个绝对是什么?就是神的道。那就是绝对,无论别的人怎么说。

科学说:“天上没有雨。我们可以用设备探测月球。在那里没有雨水。雨如何会降下来呢?”如果神说会有雨降下来,如果神那样说了,那他就能把雨水放到天上去。
挪亚就立刻着手做他的事,从容不迫,为了拯救人类而预备一只方舟。因为有一个绝对被赐予了人们,如果他们接受神为那个绝对所提供的方式,那他们就会得救。
30

所以,有时候,当我们接受了那个绝对之后……我想要说说这个,因为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亲在这里,我想要给你们稍微讲一会。呐,如果……

有时候,当我们接受他之后,就会有试炼临到我们,要看看我们是否真的相信它。我们的神常常会那样做。神做事……
神不能改变他的计划,因为他的道就是他自己。“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所以,那永远都是神。
31

当他被呼唤出场并行事时,他所做出的决定,他必须永远保持那个决定。他不能改变,因为他是无限的。

呐,我可以改变我的决定,你也可以,因为我们是有限的。因此,我们会犯错。
但神不能改变他的决定,因为他是无限的,他的决定总是完美的。他不能说:“我这里错了,我要改变我的决定,”因为那就表明神是可以改变的。神不能改变,他的道也不能改变。他永远都是一样的。
32

因此,神在挪亚接受了他的绝对之后,给了他一个试验。挪亚进到了方舟里,神在他身后关上了门。毫无疑问,他们说:“呐,早上,在天上就会出现黑云,将会有电闪雷鸣,会有雨降下来。”但,你知道,第二天早上,太阳升了起来,就象以前一样明亮。

我能想象,边界信徒会说:“我们要上去,在那点上,那个老头可能是正确的。所以,也许科学错了,天上可能有一些雨水。”但记住,天上从未下过雨。
但之后的第二天,太阳还象以前一样明亮;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一直到第七天。挪亚爬到了最上层的房间里,那样他就能看到天空。在第七天早上,到了一个时刻,当人们拒绝了神救恩的绝对方式,就是那要拯救人的生命的,雨就开始落下,下水道都满了。接着方舟开始漂了起来,带给了挪亚他们安全。是的,因为他们信靠神的道,那个绝对,神所应许的道。
无论事情看起来多糟糕,情形是多么的黑暗,仍然要相信你的绝对。
33

摩西,哦,他想方设法要拯救那些可怜的希伯来人的生命。他们几乎都快不行了,或者说好像是不行了,就象这两个我们想要挽救的孩子一样。他们是奴隶,无论什么时候埃及人想要杀他们,他们就任意杀他们。摩西在心里觉得那不是神的旨意。所以他想要借着教育来做。他想要借着他自己的努力来做到,但他却发现他败得很惨。他自己做了件不正确的事,因为他夺走了另一个人的生命。那是不正确的。

因此,他去到了旷野中,并在那里呆了四十年。但有一天,他正在沙漠的后面放羊,有一道光出现在了荆棘从中。当摩西走近那光时,神的声音从悬挂在荆棘上的火柱中传出来,对他说:“摩西,摩西。”
他说:“主啊,我在这里。”
主说:“脱下你的鞋子,因为你所站的地是圣地。我听到了我子民的哀声;也听到了他们的祷告会。我记起了我对他们所做的应许。”哦,今晚那岂不会使基督徒的心燃烧起来吗。“我是神。我记得我应许过。”那声音是多么的合乎圣经啊!他说:“摩西,我差遣你下到那里去拯救他们。”摩西……
34

当然,正如我开头所说的,当你接受了神的绝对时,有时候他会使你做一些在人的眼睛看来是荒谬的事情。你能想象,一个从埃及人面前逃跑了的人,在看到了这个绝对之后,第二天早上……

神的道告诉他的是积极的见证,因为这是神的道。应许就在那里,并且有伟大的造物主的印证,他在摩西面前行了一个神迹,显明了他是一位造物主。
35

第二天早上,摩西带上他的妻子,把她放在骡子上,把孩子抱在膝盖上。都八十岁了,胡须一直垂到腰间,他的秃头闪闪发光,手里拿着一根弯曲了的杖,朝着埃及走去,并竭尽全力地呐喊。

“摩西,你要去哪里?”
“我要下去接管埃及。”
“接管?”
一个人的入侵!为什么?他有一个绝对。他拥有某样东西。他拥有神的道,使他可以站稳。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牵着一头骡子,手中拿着一根杖。这就是他的全部所有。就象今天一个人去入侵俄国一样。但他下去并接管了它,因为他拥有一个绝对。他同神交谈。他听到了神的声音。他……问题是,他做到了。是的。为什么?这个伴随着他一生的年日。那是一个绝对。
36

没有人有权登上这讲台来传讲这福音,除非他自己曾踏上那片神圣的沙地,在那里没有任何无神论者或不信之徒能把神的超自然给解释掉。耶稣不让他的门徒出去传讲,无论他们是多么地了解他;他们必须去到耶路撒冷,直等到他们被赋予了从上面来的能力。他们必须拥有那个经历。

37

摩西,他知道他是一个先知,他知道他被兴起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但他没有那一对一的接触;当他下到那里时,某样东西,就是那个绝对向他证明了,他去是要拯救那些人的。他永远不再是一样的了。他去到那里是因为他拥有那个绝对,他完全是照着神所告诉他的在做。在他的心中没有惧怕,当他丢下那蛇时,哦,是拐杖时,它就变成了一条蛇。属肉体的模仿者也拿出了他们那种的事工,丢下杖做了同样的事情。摩西完全做了神告诉他要做的事。他不需要再做任何事情,只需要安静地站着并看到神的荣耀。然后我们发现神让摩西的蛇吃掉了其余的蛇。事情必定会那样成就的。他确信那位告诉他去这样做的神,能够在危急的情形下看顾他。

38

今早,在那个年轻人把他的心交托给基督的基础上,我们难道不能站稳在这个绝对上,让神来使不可能成为可能吗?他可以改变法官的心思。为什么我们如此急速地跳到别的事情上呢?让我们先来接受神。把它带回到神的应许上,神应许过,那他就会做的。

所以,记住,摩西永远都是一个不一样的人,因为他接受了神的道并相信它。他有一个向他印证过了的应许。
我们可以叫多少人?我们没有时间了。
39

在笔记上,今天,我把但以理书,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都写在了这里。如果他向任何别的神敬拜,他就要被判死刑。但他已经跟神联系上了,他知道神足能看顾他。

希伯来少年,他们被扔进了火窑里,要被烈火烧死,火窑要比平常更热七倍。那些希伯来少年信靠神。他们说:“我们的神足以能就我们脱离这火窑。”为什么?他们有一个绝对;他们拥有神的道。
神能够拯救那些希伯来少年脱离火窑的死穴,他岂不更能拯救在这里的这个犹太男孩,这个正躺在死穴里的人吗?他岂不更能……他还是跟过去一样的那同一位耶和华神。我们应该象保罗那样,认出活在今天的这同一位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这样,基督徒就能抓住神永不改变的手,改变所有的境况。祷告能改变事情。那正是我们想要做的。
40

我们该怎么评说约书亚呢?他是怎么渡过约旦河的?看起来好像神是一个奇怪的军事家,正好选在四月份的时候,河水上涨得如此厉害。但他对约书亚说:“抬起约柜向前走。”那就是他所要做的。神分开了约旦河水,使干地露了出来,他们走过了河,得了拯救。何等的奇妙!

难怪约书亚说:“我和我的家,我们必定要侍奉耶和华。”
大卫,这位伟大的先祖,我们多么想要来说说他;但我们没有时间了。但很多次……不久前,我们听到过某个人讲说大卫和他的罪,但他所有的罪都被赦免了。当他要去打仗时,我们世人称之为“兵临城下,”敌方是那样的强大。大卫躺在树下面,坚持不懈,直到他听到了有脚步声穿过桑树梢,然后事情就不同了。大卫起身冲上前去,因为他拥有一个绝对,他知道那是神在他前面行。
难道我们不能做一个信心的祷告,让神去到那个释放委员会那里吗?当然了,我们能。我们相信我们能,如果我们能持守住那个绝对的话。
41

“亚伯拉罕怎么能称那无的事为有呢?”因为他拥有一个从神而来的绝对的应许,神要把他的儿子赐给他,借着撒拉赐给他一个孩子。当撒拉一百岁时,哦不,是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时,“他始终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我们宣称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当亚伯拉罕……

我们有圣经记载了自从亚伯拉罕的时代以来的事,我们拥有从那以后的所有的见证,耶和华持守他的道,基督是神的儿子。他是人和神之间的中保,除他之外,再没有别的中保了。他应许“你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我们宣称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亚伯拉罕称那无的事为有,因为他信靠神。”绝对的。我全心地这样相信。
保罗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就是他的绝对。这栓牢着他。
42

正如我们所读过的,基督就是那复活的绝对。他说:“神向大卫起誓说,他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誓言就是所有谣言的结束。“他起誓说他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而是会叫他复活。”因此,耶稣信靠神,被钉了十字架;死了,又复活了,并升上了高天,因为他信靠神。

当基督树立起一个榜样时,我们岂不更应该接受那个绝对吗?如果基督在那一个应许的基础上就可以接受它;当我们有了这数千个应许时,岂不更应该接受它吗?在那里有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的道路,带我们越过那把我们与神分开的罪的巨大鸿沟,就是不信;带我们径直去到他的同在中,与他交谈,岂不更应该是那样吗?是的。我们必须要拥有一个绝对。
43

我刚刚想到了一个人,来作为结束,那就是乔治·华盛顿,当时美国还很年轻,我们正在为生命而战,就是我们这个国家所拥有的伟大生命。乔治·华盛顿是一个基督徒。他是一个信徒。在福基谷那里,有人告诉我说美国士兵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有鞋子穿。冬天很冷,零度的气温,河水都结冰溢了出来。英国人在河的对岸。这个年轻国家的生命岌岌可危。

他是怎么做的?他是个基督徒。他在夜间走到外面去,跪在雪地里,一直祷告到雪水浸透到了他的腰部。他呆在那里祷告,直到他得到了那个绝对,得到了从神而来的回答,神要把得胜赐给他。
第二天,福基谷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了。他穿过了特拉华州,穿越了冰天雪地,带着那些衣不蔽体的士兵们,都快要冻僵了,他们赤着脚走在雪地上。他战胜了,当时有三颗来福枪子弹穿透了他的大衣。为什么?他信靠那个回应祷告的绝对。阿们。我们国家的根基就是建立在这样的事情上。
44

今天的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出了什么问题?在这样的时刻我们为什么还要受搅扰?让我们不要被搅扰。让我们成为战士。是的,先生。

他一直祷告直到他得到了那个答案。然后,不管是污浊的河水,还是光着脚的士兵们,无论环境怎样,他们都能得胜,因为神那样说了。甚至从敌人的来福枪里射出的子弹都打不死他。是的。为什么?他举行了一次祷告会。他得到了答案。
45

有一天晚上,当使徒保罗在监狱里,他们第二天早上就要杀死他了。他将要死在死刑之下,正如这个小犹太人现在所面对的。但他们怎么做的呢?他们做了我们在这里的休斯顿人所做的相同的事情。他们在约翰马克家里举行了一场祷告会。当他们在祷告的时候,主的天使就去到了监狱,打开了监狱的栅栏,开了门。不仅让彼得出来了,而且还让他去到了祷告会中。

今晚,我相信,那同一位神依然活着。如果他不是那同一位神了,那就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肯定的。
是什么使事情成就的呢?是借着一个祷告会,借着相信神的忠心的基督徒们,他们相信神能拯救他们的弟兄脱离死刑。那些基督徒们整晚呆在那里,面伏于地,哭喊祷告。
46

刚才,我听到一个传道人说他准备整晚迫切祈求。问题是,今天人们松弛了下来。他们累了,睡着了。他们甚至连一场十分钟的讲道会都坐不住。哦,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如果你爱神,哦,我们就该很专心。他是我们的盼望,我们的渴慕。应该是这样的。在我们里面的一切都应当是在基督的爱中。阿们。我们如此懒惰地坐在这里,我们坐在这里漠不关心,而世人正在我们的脚边死去。是的。没有神,人活着也是死的。我们对此太漠不关心了。只要我们属于教会,那就是我们所思想的与众不同之处。
47

几星期前,在一个教会中,我讲了基督的再来。讲完后,有一个人在教会后面遇见我,他说:“伯兰罕先生,你快把人吓死了。”

我说:“我怎么会那样做呢?”
他说:“哦,你谈论基督的再来。我不想要听到象那样的东西。我家里还要一个小儿子需要抚养,我还有一个小女儿在上学。”
我说:“哦,基督的再来是我能想到的最荣耀的事情。”肯定的。瞧?
圣经说:“所有爱慕他显现的人。”哦,有一天,这个必朽坏的旧身体要穿上不朽坏的,一霎时,眨眼之间,这个我所生活在里面的隔离病院将要被改变,我们就会拥有一个象他那样的荣耀的身体。这应当成为教会心中的渴慕。这应当使每一个男人和女人火热起来,在街上和各处传福音,尽心竭力去拯救人的灵魂。肯定的。
48

我想知道我们是否真的被栓牢在了我们所宣称的那个绝对上。我们是盯牢在那颗正确的晨星上吗?我们是否只是信靠我们的教会和宗派,我们的团体;当世界改变时,它也随着不断地改变。

但有一颗永不改变的星星。有一位永远不会改变的,那就是神。神不会改变。他的道不会改变。他的圣经不会改变。如果一个人被神的灵所生,有基督在他里面,他就会对每一个应许都说“阿们”。是的。肯定的。
49

哦,的确,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一场祷告会。我们必须要成为基督徒。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须用这同一个绝对,就是神的道。神的道是基督徒的支柱。

耶稣在他的道中说:“你们常在我里面,我的道也常在你们里面,你们祈求,愿意就给你们成就。”要思想这话。你还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绝对呢?除了象那样的绝对之外,还有什么是更值得你去信任的吗?“你们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然后就可以求你们所愿的。”
祈求神在那个法官,或是释放委员会的心中动工,释放那个小伙子脱离死穴!在那些祷告会上,如果我们凭着信心祷告并相信的话,我们就会得到的。我相信神会喜悦这样的。
50

我对神有信心,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这就是我取消了别的事情,来到这里的原因。今晚我必须开几百英里的车,回到亚利桑那州的图森,我来是要把我的信心跟你们合在一起。那是一个人,那是一个灵魂躺在那里。这个人有需要。我们基督徒必须要去到一个真实当中,拥有真正真实的信心。把它跟神的道栓牢在一起,祈求那个应许。是的,先生。哦!“如果你们在我里面,我的道也在你们里面,就求你们所愿的。”

他又说:“如果有人奉我的名聚在一起祷告,我就会从天上垂听。”那指的就是祷告会。
51

我相信可以跟代理人、律师、法官、陪审团,或更多的人交谈。那很好。但弟兄,如果你的盼望不是栓牢在超越人肉身头脑之上,或说是人的思想之上的事物上的话,那你肯定会非常失望的。

但如果你能把你的信心栓在那样一个你所知道的地方,呆在那里祈求神,直到他回应了你,在你的心中,你知道你得到了它,那么有些事情就必定会发生。
我看到过死人从殡仪馆中复活过来,我看到过瞎子的眼睛开了,聋子的耳朵能听见了。我看到过被癌症折磨的病例,长有恶性肿瘤的人,有大麻风的人,都因着全能神的大能得了医治。因为,他们有信心相信神作出了应许,就有能力持守他的应许。那就是亚伯拉罕所拥有的真正真实的信心。
52

栓牢在那里,呆在那里祷告。不只是跪下去,说:“神啊,拯救那个可怜的小家伙,送他回家去吧。”我们都是那样做的。但让我们呆在那里,直到有什么事情发生。哦!当事情发生时,那个保障就会降在今晚坐在会堂里的这一小群人中间,足够的信心和神的大能就会降临在我们这些人中间,如果我们能祷告透,直到我们触到了那条底线,直到那个绝对来到,就是十二年前在休斯顿借着泰德·基普曼的相机被拍下来的那同样的火柱。他今晚就在这里,就象他以前一样伟大,如果我们能单单相信他的话,他就能拯救这个男孩;因为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一样的。我全心地相信这点。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要把我的祷告和你们的祷告一起献上,神会赦免他们的生命。

因此,如果你能祷告透了,直到你得到了回应,得到了那个确据,就象华盛顿那样,就象约翰马克那样,就象但以理,摩西那样,直到你得到了一个绝对,某样你知道你可以锚定在上面的东西,然后,“在这个绝对上,我要建造我的教会,”所有在地上的法院都无法反对那个。是的。要建造在那上面!
53

这位神可以用一个小鹰钩鼻的犹太人保罗,他气忿忿地要下到那里置所有的基督徒于死地,判他们死刑,神却改变了他,使他成为了一个可爱的基督徒,那同一位神今天还活着,他能把律法变成恩典,他能在任何时候想做就做。哈利路亚!尽管叫我圣滚轮或别的什么吧,我不妨现在就投入到其中。我相信那位神。阿们。是的,先生。

54

在马可福音11:22节,你要祷告透了,神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要信靠神。我对你们说,如果你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当那个绝对临到了你,你就会被圣灵所恩膏,超越所有的那些科学控制的范畴,去到说话就造出了一切,甚至是原子和分子的神面前。当你的魂被锚定在那里时,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拦阻它了。是的。“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你就会得着你所说的。”难道这不是应当持定的一个绝对吗?当然是的。是的,那是一个绝对。

55

现在,这个国家拥有绝对。你的家庭生活拥有绝对,任何地方,如果要取得任何成就,就必须有一个绝对。

我们很感谢这位律师,哦,我们感激所有其他的人。这个从加利福尼亚来的好牧师,哦,他讲的信息是多么的不同凡响!我们的弟兄竭力要拿出钱等等东西来,来帮助这个贫穷的妇人和她的孩子们,要救助他们。这都很好。我们很感谢这些,我也是。
但还有一样东西超越了那一切,朋友,我们就要结束今晚的聚会了。我们必须要栓牢在一个绝对上,一个在神面前的祷告会,将会从同一位耶和华神那里带下拯救。今晚他还跟过去一样是神。哈利路亚!你们相信吗?[会众说:“阿们。”—编者注]
让我们站起身来,今晚就在这里举行一场祷告会,直到那个绝对临到。让我们在神面前举起手来,祷告,直到你击中了要害,直到一个绝对降临在你的心中。
56

主神,差下你的圣灵来吧,来使那些孩子们得自由,他们正坐在死亡阴影的地带。主啊,有些事情就要发生了,我们祈求这些祷告会能点起火来。我相信你,主。我接受这个,我相信你能拯救这些孩子们。全能的神,请应允。我们作为你的教会,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