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21 商人撒该

1

大家今晚都在作见证,讲述了那么多伟大的经历。我真是喜爱这些事。似乎大家都给自己的见证加上了一点幽默感,我也可以把这个加在我的见证上。正如不久前那个黑人女士想要见证的,她说:“长老,我可以作见证吗?”

我说:“只管作吧。”
她说:“我……我还没有成为我应当是的,我也没有成为我想要是的。”她说:“但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或许这也是我在这群人当中的感受。我还不是我应当是的,或我想要是的,但有一件事我知道,我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我在向着上头呼召的标竿直跑。
2

能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最近这两个星期,我们跟我们的弟兄们在马里可帕山谷有了一段最美好的交通,我嗓子有点哑了。我们看见我们的天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做这个,只是为了要让人们去祷告,并期待着大的高潮在这次大会期间临到。当我听到我能有幸同我的好朋友托尼弟兄来到这个分会……今晚我问了三次,“那个名字你是怎么发音的?”我还是发不好。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叫你“托尼”吧。反正我觉得在这里我们也不是很形式化,对吧?你知道,那有点敬虔。你知道圣经说神没有形式,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形式。

3

看到我们的天父在这个星期为我们所行的大事,我们很高兴能下来,并在这个分会上分享这些祝福,而且能遇见一些弟兄,和你们来自亚利桑那这个地区的人们,我们大家都知道这儿是该州的首府。整个星期我都一直在告诉他们,凤凰城只是图森的市郊。瞧?他们不相信,但我们欢迎他们来到我们的交通中。这是因为我们这里地势要高很多。他们必须抬头来看我们在图森这里的人(你瞧?)。所以你们都过来,我们下个星期或这个周末要再去访问凤凰城,度过在那里交通的时间。

4

就在我这次旅行出发之前,我们有一件大事发生了。我觉得有必要占用几分钟时间来说说。我旅行了这些年,竭力要站在破口处和不同组织与人群之间,基督徒商人团契对我来说是一片绿洲,因为我相信神是由一个血脉造出了万族。我相信这点。我相信在所有的教会中都有神的子民。如果他全然是神,那他就是整个人类的神,是创造的神。他肯定能……

5

俯看下面的沙漠和群山,你就能看到神爱什么,因为他在他的创造中表达自己,并且我们能看到有一位神。这些人,全福音商人,当我进入他们的分会,给他们讲道,这给了我一个机会来向各种完全不同的人讲道。我被叫去为迪马·莎卡林做替补(这有点是我们称之为比较通俗的表达方法)。你知道那是很重大的责任。几天前我在辛辛那提,据我所知,莎卡林姐妹做完了手术。迈纳·阿根布莱特弟兄,是负责人之一,他路过,说:“跟我开车去辛辛那提。”

我说:“我有几百个来自全世界的人就躺在这里,躺在这些医院和病房里,在等着我去为他们祷告,等候面谈,有的可能已经等了两、三年了,他们最后到了这里。”
他说:“这样吧,就去一会儿。”
我说:“好吧,什么时候吃早餐?”我猜那里离我所住的地方大约有一百二十英里。
他说:“大约八点开始。”
我说:“好,我跟你说,那我们就大约在四点钟上去,到那里吃完早餐,我就要赶紧回来。”当我到达那里时,莎卡林弟兄不在那里。我走进去……
他说:“那正是我们所盼望的。”我必须在那个晚上的某个时候回到家里。
6

在那期间,有一位浸信会传道人把手放在我儿子比利的肩膀上,说:“先生,你不明白,”他说:“我妻子快要死了。”

比利说:“哦,先生,当爸爸回去才行。我们对这些人有义务,我们已经来了。”
你知道,在祷告队列中,许多时候通过队列,可能献上了一个祷告,但你……有时候事情远不止这样。瞧,神医治是有条件的,也许在那人的生命中有某些东西,我不管医生给他们开出多少药,他们都决不会痊愈,除非先把那件事纠正过来。
7

如果你走进医生的办公室,告诉他说你病了,把你的症状告诉他,他匆匆忙忙,或许随便给你开个方子,里面有某种的麻药,一些阿斯匹林。其实那个医生在那个时候只是想摆脱你,因为他没有时间。一个真正的好医生,在他给你开药之前,会彻底地诊断那个病情,直到找出了是什么问题,然后再给你开药。

有时候我们在全国各地发现人们经过这些祷告队列时,他们只是跑上去,认为主应当马上医治他们。但也许其中有些东西,我们必须坐在主的面前,直到主把它们启示出来,到底是什么。有件事得……凡事都有一个原因,你必须要先找到原因,然后你才能发现接下去要做什么。
8

这个年轻人一直坚持着。第二天早上大约两点我到。大约五点我儿子就叫我,他说:“你知道一个叫琼·戴尔的姑娘吗?”

我说:“琼·戴尔,听起来耳熟。”
他说:“她以前曾为你当过司琴。”
“哦,”我说:“那不会是这儿的外科医生戴尔博士吧,路易斯维尔的一个著名外科医生?”
他说:“就是那个。瞧,他女儿琼在路易斯维尔的爱德华兹医院,哦,是在圣安东尼医院快死了,她丈夫一整天都躺在台阶上。”
“哦,”我说:“哦,我今天尽量把这个加进去。”
他说:“她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不要告诉她。”
9

最后,那天当我去到病房,一个年轻的好女士,她为我当过司琴,当时我在礼堂里,我在那里见到了今晚在这儿的艾伦弟兄的会众。艾伦弟兄刚离开路易斯维尔的同一个礼堂。那是纪念礼堂。琼·戴尔是“敞开之门”教会的老会堂的司琴。所以她见过主神所行的一些大事。她告诉了她父亲。

她爸爸说:“那纯粹是心理学。这人只是在读人们的心思,那都是他猜的。”
她说:“爸爸,不可能每次都是猜的。”瞧?她说:“不可能的。”
“哦,”她爸爸说:“琼,忘了那东西吧。”
10

她跟一个当时即将要去到浸信会神学院的优秀男孩订婚了。她结了婚,搬到了伊利诺斯州的罗克福德,到了这个男孩的家所在的地方。不知怎么的,她想要持守她的见证。但男孩外出做了世上的工作,不久几乎要离开主了。

女孩得了妇科失调病。她回家去看她爸爸。她爸爸知道她需要动手术,发现她里面有叫做(我不知道它的医学术语,因为我知道这里坐着几个医生。)……好像叫做巧克力肿瘤,那是……当医生们从她里面把肿瘤取出来时,必定是漏出来了一些,细胞是恶性的。他们给她缝好,给她用X光,并给她治疗。她回到家后,还是疼痛,生病。
11

一年后,她回来做了整个子宫的切除。当医生摘除器官时,发现癌症已经扩散到结肠了,整个给包住了。无能为力了。他们又试了X光,没有效果。于是他们带她去到医院,跟她说她只是有严重的妇科病,想要把病治愈,而女孩快要死了。

她丈夫知道了。于是他过来,拿起了琼所读过的我的一些书。他就开始去到医院,把书读给她听。当我们进去为她祷告时,她跟我讲起了这事。我说:“琼,他是个优秀的男孩。”我不想让她知道,想保守秘密,因为我知道她不晓得自己得了癌症。所以,两天后,他们就要做结肠造口术了。
在带她去做手术前,他们让我过去同她一起祷告。我走进她的病房,当我一到……有一个不信的护士在值班,有三个护士,三小时轮班一次。我们要尽快摆脱那个护士,让她走出病房,好让异象能发生。
12

我们在那里跟她祷告了一会儿,我就看见了她。她有黑头发,大约只有三十六岁。黑头发已经变白了。她正站在异象里。我说:“琼,瞧,我要对你真正的诚实。”我说:“你参加聚会够长了,知道我不会奉主的名告诉你任何事的,除非事情的确如此。”我说:“琼,你得了癌症。”

她说:“我猜到了这点,伯兰罕弟兄。”
我说:“后天的那个手术是结肠造口术,但不要担心。我从主那里看见了。你要痊愈了。”她真是欢喜啊。于是我就回家了。
13

第二天医生要……是后天,早上他们要带她去做结肠造口术,他们必须等一会儿,得先让她预备好,等等,要让她准备好去。就在那个时候,她感觉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排便,于是他们把她带到厕所,结果她有了一次完全正常的排泄。医生太惊讶了,又检查了她。第二天早上,他们就由她去了,取消了手术。休谟医生。一个非常优秀的专科医生,外科医生,是我的一个朋友,要给她动手术。第二天早上她又有了一次完全正常的排泄。她父亲戴尔医生打电话给我,哽咽着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直都是个对你所谈的东西进行批评的人。”他说:“但现在我是个信徒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仍然活着。”

他曾经是神,他也仍是神。我们知道他在图森就跟他在任何地方一样伟大,因为他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是无限的,我们知道他能行万事。
14

呐,为了不留你们太久……通常我……很少……如果我要讲道,哦,我肯定会在六个小时内让你们走的。那还算是一篇短的道。但我今晚不会那么做的。我明天晚上、后天晚上连着下去都有聚会。我们想要……若主愿意,马上就要再去海外。我想要对这里所有的人说,朋友们……或许你们中的一些人是我以前见过的,也可能这里的许多人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我奉神的儿子主耶稣的名问候你们。愿他的平安永远与你们同在。

15

有时候在这些分会上讲道,会引起人们,比如,我在这里的传道人弟兄说……一次,有人对我说:“比利,你在干什么?你干什么跟那群商人们在一起?我还以为你是个传道人呢。”

“哦,”我说:“我是个商人。”
他说:“一个商人?”
我说:“当然。”
他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个。”
我说:“是的,我是个商人。”
他说:“你做什么生意的?”
我说得很快,我说:“我在从事生命保障。”
他说:“什么?”
我说:“生命保障。”
他说:“你是什么意思?”
我说:“永恒的生命保障。”如果你们任何人想要跟我详谈保单,我很乐意在聚会后见你们。我就是为了这个生意来这里的。
16

记得我的一个朋友,他的名字叫斯奈德。我们一起上学。保险……我有一个从事保险业务的朋友,有一个从事保险业务的弟弟,但其实我没有买过任何保险。所以,这位威尔默·斯奈德,我的一个朋友,少年时代的朋友,不久前来到我这里,他说:“喂,比利,我想跟你聊聊保险的事儿。”

我说:“威尔默,我跟你说吧,咱们还是聊打猎吧。”
他说:“不,我想要跟你聊聊保险。”
瞧,我也跟他说得很快。我说:“我有保障了。”(不是保险,是保障。瞧?)
我妻子打量着我,好像是要说:“啊?你在编故事!”她知道我没有买过任何保险。
斯奈德说:“哦,对不起,比利。是的,你弟弟是保险经纪。我认识耶西。”
我说:“哦,”我说:“跟他倒没什么关系。”
他说:“你买的是哪种保险呢?”
我说:“我买的是永生险。”
他说:“什么?”
我说:“永生。”
“哦,”他说:“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家公司。奇怪,没听过啊。”
我说:“是这样的,威尔默。”我说:“它是’有福的保障,耶稣属我。何等的荣耀向我显明!被救主赎回,为神后嗣,藉宝血洗罪,圣灵重生。’”
他说:“那很好,比利,但那个不能把你送进这儿的墓地。”
我说:“但它会把我带出来。我不在乎……我关心的不是怎么进去,我关心的是怎么出来。”
17

如果你有什么担心的话,我愿跟你谈一谈。只想从经文中稍微谈一下,尽管这是商人的团契。但我把自己跟你们一样当作是商人。

我看见我的许多传道人弟兄刚才站了起来。或许在某个时候,若主愿意,我想要叫上这群人,跟传道人在这里有一场美好的联谊会。我认识这儿的一位小弟兄。我刚才遇见过他。我想他是叫怀特尔。有一次我们一起外出,我把他名字读错了。他跟我说没关系。
你知道,我的姓是伯兰罕。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是亚伯拉罕的什么亲戚吗?”
我说:“是他的儿子。”多国的父:我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照着应许与他一同承受产业。那是经文。
现在我没有时间把你们留在这里给你们讲道了,因为那样的话,拉马达旅馆就永远不会再租给你了。
18

我记得,几年前我来到五旬节派信徒当中时,是在米沙沃卡。他们有两群人。一个叫做世界五旬节派联合会,另一个叫做耶稣基督的五旬节派联合会。我相信是的。因为当时有种族隔离,他们在北方有自己的大会,这样黑人弟兄就可以去参加聚会。我观察了他们一整天:太奇特了,没有一点教会规矩。我坐在那里,你知道,我们浸信会的人在教会里想要举止教会化。但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浸信会的规矩,或任何教会的规矩。他们奔跑,叫喊,脸都青了,我心想:“天哪。”我开始注意到他们举止的方式。

之后,他说:“所有的传道人都上台来。每一个传道人,不管是什么宗派,今晚都到讲台上来。”我们大约有五百人坐在讲台上。他说:“请站起来,报出你的名字再坐下。”临到我了,我报出了我的名字,又坐下来。一直下去。不久他们让一个人……那天他们有一些优秀的传道人。哦,他们是真正的学者,真正的人物。我知道,当他们谈论神学的时候,以我七年级的教育是没有权利在那里,站在那些人面前的。
19

但我想:“哦,今天晚上的聚会,他们肯定会留给他们最出色的讲员。”不久他们说某位长老要讲道,是一位老黑人走了出来。他看上去约有八十五岁,穿着一件老式的长袍,我们在南方称之为传道人外套(你知道,那种燕尾服,上下都有条纹),他的脑袋周围只有一圈白发了,老人必须要让人领着走出来,他太老了。

他到了那里,从《约伯记》中取了他的主题。他说:“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只管对我说地的根基安置在何处……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神对约伯说:“你在哪里呢?”
20

那天,所有的弟兄都一直在传讲基督的生命,约翰的到来,两者之间的间隙,等等,非常学术化了。但这位老人没有传讲任何发生在这地上的事。他讲到了神在大地成形前的约一千万年,讲到天上发生的事,然后又下到地平线的彩虹。他好像是在大约五分钟内一口气就讲完了所有的这些。当他讲完了,他跳到了空中,在我看来差不多得有三英尺高,他把脚后跟碰在了一起,在那里走来走去。他的空间大约有我的两倍大。他说:“你们这儿不够地方给我讲道了,”他就坐了下来。

我想:“那正是我所需要的。”如果那让一个老人都有那样的感觉,要是我找到了那个青春的泉源,它对我又会做什么呢?八十五岁的老人,能够像那样举止……哦,他走下了那里。他本来有所收敛,但你知道,我注意到当圣灵临到他时,他就像鹰一样恢复了青春。
21

现在翻到《路加福音》,我想读一、二节,讲几句来跟这里所说的调和。所唱过的赞美诗……愿主给所读的《路加福音》19章加添祝福。

1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2看哪,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富人。3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4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5耶稣到了那里,抬头看见他,便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22

那必定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夜晚。这个小个子一点也没有睡,他整夜都在辗转反侧。我们大家都熟悉那种夜晚:不能休息,不能入睡。他整夜都在辗转反侧。

你知道,他的妻子利百加是个信徒,她关心她的丈夫,他是在耶利哥做生意的。毫无疑问,她丈夫属于那个时代的很多协会。利百加认识了一个先知,名叫拿撒勒人耶稣,人们宣称他是神的儿子。她很想让她的丈夫跟这个人见面,因为她知道,犹太人被教导,如果一个人是先知,他所说的就会成就,但如果他所说的不成就,那就不要听他。
神藉着他的先知们把道留给了他们。那就是先知得到验证的方式。伟大的律法颁布者摩西,他也留下了诫命,“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凡不听从这先知的,必要从民中被剪除。”
23

利百加完全被说服了,当时,她看见了拿撒勒人耶稣能站着并把人心里的东西告诉他们,预言出将要发生的事,事情就照着他所说的方式临到了,从未有一次落空过。耶稣正确地站在神的道上。利百加相信了。

但是她的丈夫撒该被搞混了,瞧,真正的事实是,他从未见过耶稣。还没有听见一个人所说的就去论断他,这是很不好的。永远不要那么做。今天我们也是犯了许多这样的罪。我们听说一个人,甚至在我们跟他交谈之前,我们就……我们把别人的意见当作自己的意见而加在了这人身上,那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应当亲自去看看。
24

就像有一次经上说的:“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当腓力去见拿但业,在一棵树底下找到了他,他说:“你来看我们找到了谁: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腓力把自己所能给他的最好的话给了他:“你来看。”不要只坐在家里批评。你去亲自看看。
当他来了,耶稣看见他上来,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就是老师的意思),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那就够了。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因为他看见摩西所说的话应验了。他们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而这里有一个人完全合乎神的道。
25

一天,撒玛利亚妇人出来打水,她在井边是怎样的感受呢,那里坐着一个人,犹太人。他必定看上去约有五十岁了,虽然他才只有三十岁。他的工作必定拖垮了他。当犹太人过住棚节时,他们都在欢呼,耶稣喊着说(正如刚才所引述的):“到我这里来!”

然后他开始发表他伟大的演讲,犹太人对他说:“你是说你见过亚伯拉罕?你是个还不到五十岁的人,说你见过亚伯拉罕?现在我们知道你疯了。(‘疯’这个字的意思是’癫狂’。)我们知道你癫狂了。你被鬼附了。”
耶稣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那就是在燃烧的荆棘中对摩西说话的“我是”。
26

我们注意到,当耶稣坐在……他必须要经过撒玛利亚,因为以色列已经听过了信息,他要到三个种族那里:犹太人,外邦人,撒玛利亚人;含、闪和雅弗的子民。福音必须要被介绍给他们。

耶稣来到了一座叫叙加的城。他在井旁坐下,打发门徒进城去找食物,有一个妇人出来了。我们今天叫她,可能是“红灯”,某个污秽的名字;你知道我的意思。她看见了耶稣。我是指她从未看见耶稣坐在……只是一个普通的犹太人在靠着那口小井的墙坐着,市民来到街的尽头打水,这个人正坐在那里,不会引人注目。妇人或许是白天大约十一点出来打水的,一家人一天用的水。她把桶放下去打水,在她把桶摇上来之前,她听见有人说:“请你给我水喝。”
她看过去,见是一个犹太人,她可能说了类似这样的话:“先生,你说那样的话是不合习俗的。我是个撒玛利亚人,你是个犹太人,我们没有……这里有种族隔离。我们彼此没有来往。”
27

耶稣就开始说话。话题谈到了妇人是不是要在耶路撒冷敬拜,耶稣说:“我们犹太人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话题进行了一会儿,不久耶稣对她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得不错;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瞧,从玛拉基起,他们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她说:“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把这些事告诉我们。(那将是先知的迹象。)弥赛亚来了,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那道光第一次照在了在那种情形下的妇人!这对那个时代在殿里的那些祭司来说是何等的一个谴责,他们看见耶稣做了同样的事,却叫他别西卜、魔鬼,说是污秽的灵在行这些事,而经文却如此清楚地印证了那就是弥赛亚。
28

我们……利百加看见了这一切的事,她渴望她丈夫也能有一次机会坐在拿撒勒人耶稣所在的地方。她晓得耶稣那天就要到她的城市耶利哥来。她就去为她的丈夫祷告。我希望今晚这里有很多的利百加,你会为你的丈夫祷告,好让耶稣能在某个时候经过他们那里。她就整夜祷告(我们把它变成一出小戏剧)。你知道,当有人为你真诚地祷告时,你是得不到安息的。你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

接近清晨时分,我们就说撒该有一个晚起的习惯,因为或许我们要说,他有一家饭店,他让他的经理等等人员,照看着这个生意。但那天早晨,他起得很早,很细致地打扮自己,穿上了最好的衣服。利百加祷告了一个通宵,看到丈夫很不得安宁。
29

听着,利百加。当你看到你的撒该正变得不安宁时,请记住,神正在应允你的祷告。你明白吗?事情就是那样发生的。当你看到他变成这样,不能给你一句好话时,请记住,继续持守。不久神就会以那个方式经过他的。

他真是不安宁。他起来,穿上了最好的衣服。我能看见利百加翻过身来,说:“撒该,亲爱的,你今早起得这么早。”
“哦,是的。我只(啊哼,你知道)……我只是想我要走出去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他心里却是,“我无法从心里摆脱那个人。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要过去,到他要进来的城门那儿,当他进入那个城门时,我要好好教训他一下,因为他让我妻子出去参加这些聚会,搞这种东西。我要告诉他我对他是怎么想的。”你知道,人们通常都是日积月累造成了这种的混乱,你知道,只是靠道听途说。
30

于是他洗漱好了,就溜了出去,回头看看家里,要看是不是有谁在看。似乎没有人在看。但利百加透过窗户的缝隙在观看,在看他所做的。撒该不是转身走向他的餐馆,而是走向直街。你知道,你通常是在直街上找到耶稣。在你的生意上正直。如果你想找到耶稣,要诚实,要真诚。要对神和人正直。要对你的邻居正直。

于是他溜到了街上,因为他知道耶稣要从这个城门进来。那天早上耶稣有点耽延了,因为经上告诉我们说有两个瞎子需要医治,他就医治了他们。当撒该走到城门口,就是耶稣要进来的地方……你知道,圣经说撒该身材矮小。当他到了那里,有几个大块头的人正站在那里,他甚至找不到一个高点的地方,好站上面看耶稣。他们趴在墙上和各种的地方。你知道其中有一些事,就是当耶稣走过来的时候,总是会吸引人的注意力。他们在那里,准备唱“和散那”,他们……
31

他说:“我在这儿没人会注意到我。我也不能注意到他,因为他或许跟保镖走在街中央,我就看不到这个人了。但我不相信他是先知,因为我被教导预言的日子和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你知道,从那以后时间并不没有改变太多的东西。如果神曾经是神,他就仍是神。如果他不是,那他从来就不是神。你不能说他一个时候是神,下一个时候就不是神了。他没有变老,他不能改变他的心意;他必须持守他的决定。所以你可以放心地确信,他怎么说,就怎么做。
32

那正是……亚伯拉罕信神,称任何违背道的东西如同无有。似乎是真实的东西,他的眼睛所能看见的,但如果违背了神的道,他就连看都不看它们。他称它们如同无有。他相信神,他决不是只坚持一天。他毕生都坚持下去,在以撒出生前,他坚持了二十五年,而且越来越刚强。我们今天宣称藉着恩典和怜悯,被基督接纳,我们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但我们却连信靠神二十四个小时都做不到。但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会抓住神的道,没有任何东西能动摇他离开道。

33

当亚伯拉罕七十五岁,撒拉六十五岁的时候,神告诉亚伯拉罕,他们要有一个儿子。他们就去买了各种的婴孩用品,做好准备。是的。没有东西能阻止他们。他们知道这点。第一个二十八天过去了,他说:“你感觉怎么样,撒拉?”

“没有两样。”
“荣耀归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有孩子的。”
“你怎么知道?”
“神那么说了。这就解决了。”
下一个月,“你感觉怎么样?”
“没有两样。”
“瞧,现在比过去会是一个更大的神迹。”两个月后。瞧?
二十五年后,“你感觉怎么样,撒拉?”
“没有两样。”
“荣耀归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有的。神那么说了。”
我们称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神所说的,他一定能成就,行他说他要行的。我不是总能持守自己所说的话。你也不能。但神必须持守,他才能是神。
34

我们发现这个人,耶利哥城的这个小商人不相信那个。他有一个大生意,他以为自己做得不错。他是祭司和会堂的宠儿,他是众教会的宠儿,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他还是基瓦尼俱乐部和那个时代许多组织的宠儿。但这对神来说仍然毫无意义。

繁荣对神也毫无意义。有时候恰恰相反。神说,他告诉以色列,当你坐在田野,在自己的血中,那时愿意事奉他。但当以色列变得充足了(她以为她充足了),就不再想跟神有关系,并背离了他。
35

以赛亚从乌西雅王得了那个借鉴,因为只要乌西雅在神面前保持谦卑,他就是个伟人。他从不玩弄政治。他持守神,神也祝福了他。他的王国仅次于所罗门的王国。但当他变得以自我为中心了……

那就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所在。你们决不要让那件事发生在这个商人组织上,不然你们就要像他们其他人一样归于尘土。不管什么时候,当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步,繁荣开始蒙蔽他们的眼睛,看不见神的道时,他们就触礁了。
乌西雅是个伟人,但有一天他试图取代传道人的位置,要进去烧香。大祭司和另外几十个祭司来告诉他,“你不该那么做。你是一个平信徒。”
36

你们商人也要记住这个。我们传道人为要做好这事都已经够难了。它不是给平信徒的。平信徒有自己的本分,但讲台是给被按立的传道人的。神为了这些事而在教会里设立了人。

但我们发现他还是拿着香走了进去。神用大麻疯击打他,他就因大麻疯而死了。瞧,当我们自大……
撒该差不多也处在那个情形中。他发达了。他和拉比相处得很好,他和所有的协会都相处得很好。所以他认为,要是他一旦有麻烦了,他会得到支援,犹太公会支持他。他站在城门口。现在他要做一件事。他要走出去,拉住这个人,当面告诉他:“你是个假先知。你什么也不是。你只是在用心灵感应欺骗人。”瞧,他从未停下来去读读神的道。
那就是今天人们犯错误的地方。如果以色列那样做了,而不是做他们所做的,他们今天就会好多了。但他们必须那样做。经文必须应验,他们的眼睛要被蒙蔽,好让我们能有机会。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我们会在哪里呢?
37

注意,当撒该到了那里,他却发现他甚至什么也看不到。他看不到街上,到处都挤满了人。于是他想:“你知道吗?他要上来……他们告诉我……利百加告诉我,今天耶稣要去拉宾斯基家吃饭。”(我希望这里没有人叫拉宾斯基。)是他饭店的竞争对手。“他或许要去那人的饭店吃饭。我知道要去到那里,我们就得往下走,转过直街,去到哈利路亚大道,”我们这样叫它。这些是未加修饰的名字,但我只是为了我的剧本才那么说的。“我们必须从直街转弯去到哈利路亚大道。”你只要在那条街上呆得够久,就会走上哈利路亚大道的。只要保持正直。

38

于是他赶紧下走。他说:“我身材矮小。”他把自己打扮整齐,捋了捋胡子,身上喷好了香水,指甲都修饰过了,站在转角处,说:“他经过的时候,我会看见他,当他经过的时候,我要告诉他我是怎么看他的。”所以他就站在转角处。

他开始想:“你知道吗?同样的那群人会跟着他的。他们也会来这里,他们会……我太矮小了,永远都不能看见他,我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的益处。我在这里跟在那里没什么区别。你知道,你知道我要怎么做吗?这里有棵桑树。我想我要爬上这棵桑树。那样我就能看见他,当他经过的时候,就能好好地看看他。他不可能看到我在那棵树上。那里有一根枝子伸出去;我会坐在那根枝子上,当他出现的时候,我要观察他,直到他从视野中消失。我要好好看看这个人。”
39

所以,首先你知道,他开始想看第一根枝子有多高,但他有点搆不着。你知道,其实,第一步往往都是你搆不着的。我们必须凭信心接受。是的。它有点超出了人类头脑所能解释的。你不能解释神。如果你能解释,那他就不再是凭信心接受的了。你必须相信他。“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11:6]

我们发现这个有名的小个子,城里的一个商人,他说:“我要怎么上去呢?”或许那天早上清理垃圾的还没有经过,有一些垃圾桶放在角落里,装满了城里的垃圾。所以他们……他说:“如果我能拿到那个桶,就能举起手,抓住树枝。”多么奇怪,神让人做可笑的事。但你知道,如果你下决心想要看见耶稣,你就会做可笑的事。如果你下决心,你想要……你是真的真诚,真的想知道一切是怎么回事的话。
40

那是撒该的想法。他想搞清楚他所听见的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所以他说:“周围没有人,我要溜过去,拿起垃圾桶,搬到这里来,放在树这里。这样我就能站到第一根树枝上,当他经过的时候,我就可以在街的上方。”但当他开始搬垃圾桶时,太重了,他没法提。他是个矮子,身材矮小。这时唯一能做的事,他必须抱起垃圾桶。他穿的是好衣服。看到魔鬼是怎么做的吗?它想要把所有的东西放在你的路上,它会尽它所能地搬来各种东西、一切怀疑、一切缺点,不要让你看见什么是真理。它很擅长做这事。

41

“我穿的是最好的衣服,”撒该可能说:“现在我……如果我拿起那个垃圾桶,我就会弄脏了。”你知道有些人认为,坐在像这样的聚会上可能会让你在城里的协会和名人当中觉得有点脏。但如果你是真的下了决心要看到耶稣,无论如何你都会来的。是的。只有一件事要做。如果一个人下决心要看见基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他。

于是他弯下身去,抱起这个垃圾桶,走过来了。大约就在他把垃圾桶牢牢地抱在手臂上时,他的竞争对手转过了街角,有两三个人,说:“哦,看看撒该,他换角色了。他现在给市政府干活了。”我能想象他的小脸通红。今晚我想知道,如果老板走进来,看见你们一些商人坐在像这样被称为圣滚轮的聚会上,不知道你们的脸会不会……你已经被认出来了,所以最好还是坐着别动。撒该已经把它抱在手臂上了,他不管不顾了。你已经进到这里来了,所以也该坐着别动,坚持到底,就坐在这里。
42

他手臂中抱着垃圾桶。对一个商人来说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走过来,满脸通红,那些人说:“你知道吗,撒该?”你知道,他可能发现生意上竞争太激烈了,他说:“瞧他,现在他给市政府打工了。我知道,我知道他的生意很糟糕。看看他干的是什么样的工作。”不管怎样,他下了决心要看见耶稣。他听说了,并且他想亲自知道。

我愿意每个人都对神采取那个态度。如果你曾听过他,就找出来。他不是死的。他是活的,今晚在这个地方就跟他在加利利海岸上是一样的。“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如果不是那样的,那他就是一个假弥赛亚,他就不是他所应当是的弥赛亚。但如果他仍是一样的,持守他的应许,他就仍是向百姓显明自己的神。他必须做他所做过的同样的事。那是他行事的方式。他必须以他那个时候的方式来显明自己。
《希伯来书》13:8,保罗对犹太人说,他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所以,他必须在原则上一样,在能力上一样,在他过去的一切事上一样。他今天也必须是一样的。
43

有时候我们看见神的工作,我知道里面也混杂了伪善。当你发现一张伪造的美元,那对你们商人说明了什么?你会放弃吗?你会因为发现了一张伪造的美元,就把所有从银行取出的钱都扔进河里吗?那张伪造的美元只说明还有一张它用来仿造的真美元。五旬节派充满了属肉体的模仿。但那说明了什么?在某个地方有一个真正的五旬节。那是有人想要模仿其他人所真正拥有的东西。它只是一张饭票。在这件有人想要模仿的事情背后,有着一件真实的事。

我们发现撒该拿着垃圾桶,他的竞争对手走在街上,嘲笑他。但这并没有任何影响。他下了决心要看见耶稣。然后他要告诉耶稣他是怎么认为他的。只要我们当中能有那种感觉,只要我们能下定决心我们要找出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如果它是真理……
44

如果神是神,就事奉他。先知以利亚在迦密山上那样说。“如果神是神,就事奉他。如果巴力是神,就事奉巴力。”如果耶稣基督不能显明自己跟以前是一样的,那他就没有从死里复活。

如果我们只是通过心理学上的吸引力把人带进来,如果我们只能把他们从卫理公会变成浸信会,或从浸信会变成五旬节派,会是什么呢?那只是一堆的心理学。是的。一位创造天地的永生神仍是同样的创造者。在原则上,他仍是跟他从前一样的神。我很高兴在教会抓住我之前,我就见到了神。知道有这么一位神。我看见他们的争吵、烦恼和牢骚,从来都是这样的。经文从头到尾都记录了同样的事。
45

但这个小个子想要见到耶稣,他下决心要见到。他是个商人,他想做正确的生意。所以当他下了决心……他妻子正在家里祷告,利百加的祷告随着他。小个子必须爬上树,必须蹿上……不好意思,“蹿”是南方人的表达。多少人知道蹿上树……你们这儿有多少肯塔基人?他必须蹿上树,爬上树。他上去了,坐在那里,在树上擦掉他新衣服上的垃圾,捡掉他爬树时膝盖和手上沾的碎片。但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下决心要见耶稣。

46

如果你真的……听我讲。如果你真的下了决心要见他,就不会在乎你必须要经历什么事了,有多少的批评,别人说什么。你想要见耶稣。为了见耶稣,你愿意做任何事。你愿意等候你的时机;无论你应当做什么,你都愿意,你必须要见到他。

今天的问题是,他们不够饥渴。人们没有足够的饥渴。我相信教会应当比现在更咸一点。盐能创造饥渴。盐只要接触就能把东西变咸。但如果盐失去了味道,以后就对任何东西都没益处了,只不过成了一个组织。是的。但你里面必须要有味道。味道就是盐,力量。当一个人看见基督活在你里面,就会使他渴望像你,就会使他在你里面看见耶稣,使他看见神。他们怎么知道摩西是属神的呢?他们知道神与他同在。
47

我们注意,就像彼得在五旬节那天所说的:“你们以色列人哪,你们怎么……”起诉那个世代把神的儿子钉了十字架。他说:“你们……神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神迹、奇事,将他证明出来,你们却藉着无法之人的手除去了生命的王,钉了他十字架。”

48

尼哥底母不是很好地表达了他们的感受吗?他们因为自己属于某种东西而有的社会名望,使他们看不见耶稣。他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若没有神同在,没有人能行这些神迹。”他们认得神迹,但因着社会名望,他们羞于承认这点。

他们本应当像被耶稣医治的瞎子一样。他们说:“这人是个罪人。”
他说:“奇怪。你们作为时代的领袖,却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来的吗?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那件事是他确实知道的。我喜欢这人确定的见证,他站在众人中间,说:“有一件事我知道,有一件事发生在我身上了。”
正如我刚讲过的黑人姐妹:“我不是我想要是的,也不是我应当是的。但我知道我不是我过去所是的。”有一件事抓住了她。
49

撒该坐在那里,他的情形是一团糟,他坐在那里。你知道,听我讲,不管怎么样,相信神的人他们的处境确实是“一团糟”。他们做的那些事绝对是违背时代潮流的。

听听摩西。一天,一个牧羊人……埃及的一个伟大战士,想要拯救他的百姓却失败了,后来他做了四十年的牧羊人:一个好老头,安顿下来,好人,有了老婆孩子:西坡拉和革舜。但我们注意到,神找到了他,他在燃烧的荆棘中看见了神,第二天他就让妻子坐在一头骡子上,妻子胯上抱着孩子,白胡子飘着,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牵着骡子,迎着风,他的秃顶在烈日下发亮,要下埃及去。有人说:“摩西,你要去干什么?”
“我要下去接管埃及。”一个人的入侵,但他做到了。为什么?神告诉他去做这事;那就是原因。瞧,那看起来很疯狂。这人过去就是从那个地方逃跑的,现在他又要回到那里去。那些下决心要见到神的人就是这样找到他的。
50

撒该坐在那里。不久他开始想:“你知道,利百加告诉我这个人是先知。我非常怀疑这点。我不相信这话。我不相信这个时代会有先知。如果有,我的祭司就会告诉我这事了。我的祭司是神的一个仆人,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他会告诉我的。”那很好,但瞧,世界上组织起来的宗教从来没有一次接受过从神而来的使者,从未接受过。

耶稣岂不是对他们说:“你们瞎眼的法利赛人,你们粉饰先知的坟墓,正是你们把他们送进去的。(是的。)父所差来的先知,哪一个不是被你们杀害并送进坟墓的,因为先知宣布了那义者的到来”?看到吗?
51

我们发现撒该在那里,坐在那里。你知道吗?我希望这个剧本不会听起来可笑,但我能想象,他说:“等一下。如果那人碰巧看见了我坐在这根树枝上……”他就坐在两根树枝交叉的地方,坐在那里思想这事。

那是一个可以坐的好地方,就是你的道路与神的道路相会的地方。那是一个思想这事的好地方。我希望这里的每一个还从未遇见神的和真正知道你已经从神的灵重生了的人,那么,今晚你们就是坐在那根树枝上。你们商人,我希望你正坐在我们想要说的撒该所坐的地方:坐在桑树上的枝杈上,两条道路在那里相会,你的和神的。
他说:“你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吗?我要把这些树叶拉过来,伪装自己。”他把自己整个包了起来。他给自己只留了一个他可以透过去观看的小窗口,你知道,他可以把一片树叶拉下来,说:“当他来的时候,我会看见他,但他绝不会看见我。他绝不会知道我在上面。”
52

他正坐在那里思想这事的时候,不久,角落里就传来了喧闹声。这是一件奇怪的事,但神在哪里,那里似乎就会有许多的喧闹声:奇怪,但却是如此。你知道,乌西雅死后,以赛亚去到圣殿里,他去到那里,听见了一个响声,整个圣殿都在摇动。柱子都被挪离了本位,那里有天使和撒拉弗(也就是基路伯,焚烧祭物的)赐给悔改者通往祭坛道路的权利,那些超过了诸天使的伟大活物,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呼喊:“圣哉!圣哉!圣哉!主神全能者!”

53

如果天使要遮住他圣洁的脸才能见到神,我们怎么能拿信条来遮住自己的脸呢?要拿耶稣基督的血来遮盖我们。这样我们就是儿子了。不是一款这个或一款那个,而是宝血。神总是……他与人相会并交通的唯一场所就是在流血的遮盖下,生命细胞……在摩西律法下旧的献祭中,他们会带来一只动物。敬拜的人去敬拜神时,他们裂开这只动物—羊羔的血细胞,但在动物里的生命不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因为那是动物的生命,没有魂;它不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所以它只是一层皮。它只是一个地方,只能持续到某一个时候。

54

但当以马内利的血管破裂时……耶稣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瞧,男性藉着血色素产生出生命细胞,血细胞来自男性。女性……你们天主教徒,我不是要不同意你们,你们称她“马利亚,神的母亲”,神怎么能有母亲呢?她只是一个孵化器。

你说:“哦,卵子来自女人。”但卵子不是从马利亚来的。如果卵子是从马利亚来的,那就必须有一个刺激。看看你们把神放到哪里去了。神创造了卵子和血细胞。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不是别的任何东西。他是神在肉身显现。
他岂不是说……我们在经文里读到: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他是以马内利。他对我说,哦,是他在经文这里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我在哪里没有准确地行了指着我所写的话呢?你们查考圣经,你们以为藉着查考经文就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我若行了这些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我所行的这些事,因为这些事见证了我是谁。”哦,今天的基督徒太缺少神给他的特权和圣经里的东西了。我真想从这里讲个主题,但时间不允许。
55

撒该听见了喧闹声,他挺直了身子,他说:“哦,必定是那些圣滚轮来了。”把树叶拉下来,等了一会儿。他注意到他们从拐角的地方过来了。前面必定有一个高大强壮的人。我能看见他是个子很高的人,高大,肩膀笔直,大约六十五岁,手里拿着一根杖一同走来。那必定是那个我们叫……耶稣叫他西门,给了他另外一个名字—彼得,意思是“承认”,或“小石头”。

56

耶稣身边有十二个人,当他经过的时候,人们跑过去要触摸这位拉比,我能听见他们说:“不要摸拉比,他累了。他整夜在讲道。能力已经从他身上出去了。他因讲道而沙哑了。不要摸我们的夫子。他现在必须下去。他必须吃午饭。是他吃饭的时候了,请不要摸他。请你们站到一边,让拉比过去。”他却站住了。当我们这个耶利哥的商人,撒该,当他第一眼看见耶稣时,耶稣看上去跟他所看到的任何人都不一样。

57

让我们在这里放一个小插曲。一位女士可能带着一个小婴孩走出来。撒该像这样看过去,要看看那是谁。“哦,我记得那天医生在他家里的时候。我站在那里,当时祭司也站在那里。医生说:’孩子活不了了。把孩子放在房间里,所有的门都关上了,不能有风进来。’那个狂热的家庭听说了这个虚假的人,自称是加利利的先知。来到这里,带来了那个婴孩,城里的执法机构该把他抓起来。等我见了委员会我得当面质问他。我非要看看,一个跟从这种狂热的人难道就拿他没办法了吗!这种人肯定是头脑不正常。”

58

我看见一个人跑出来,说:“我这里有一个快要死的孩子,先生。你们可以让先知触摸他吗?我相信他是神的先知。我在别的聚会上看见过他,我听说过他,我知道……”

“不,对不起。有太多人了。”
但不久小妇人抱着一个婴孩走了出来,婴孩都没有生气了。“只要让他触摸这孩子。我所要的只有这个。我相信他。我相信,如果他触摸我的婴孩……”
“我们不能这么做,夫人。”耶稣离他们还有一段路,他在路上停住了。我能看见撒该把树叶拨开观看。
耶稣说:“把婴孩带到这里来。”他们把婴孩带到那里,这个小小的身体,冒着热气,高烧,他把被子往后拉,把手指按在孩子的身上,母亲站在那里,有一双漂亮的犹太人眼睛,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父亲站在那里,手举在空中,并相信。耶稣把手指按在婴孩身上,烧就退了。小家伙就从母亲的手臂上跳了下来,沿街跑了。
撒该改变了想法。“这人必定有些真正的东西。但我最好小心点。我最好把树叶放下来,别让他看见我。他正从这边经过。”
59

你决不可能真正地看过了一眼耶稣基督,还仍是老样子。他有一些跟其他所有人都不同的东西。当你听见他说话,你就会像罗马士兵一样,“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这样说话。”祭司会讲到一些东西的。人仍然有同样的天性。我们今天还有这种东西。人总是为神过去所做的而赞美他,盼望他将要做的事,却忽略他正在做的事。那正是人的天性。一直都是那种天性。但一个人看了耶稣基督一次,他就决不会是老样子了,能看见基督显现……

那就是当你盖上了圣灵的印记时,印是在纸的两面,正反两面的。他们能看见基督的行事、讲话和生命反射在他的百姓里面。那就是基督受死的目的,叫教会能继续他的工作。但我们把它跟一堆各种各样的事混在一起了。
60

我们注意,当耶稣开始继续走,走在街上,撒该把树叶抬高了一点。他想要在耶稣经过的时候好好地看看他。他整个人都被遮住了,伪装得很好。过了一会儿,他必须像这样直起身来看。耶稣走到他下面了。就在耶稣经过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抬头看,说:“撒该,赶快从树上下来。今天我要跟你一起回家吃饭。”何等的差别!他知道了那是主神所兴起的先知,不但知道他在树上,还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

圣经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甚至能刺入、剖开骨节与骨髓,连心中的主意和思念都能辨明。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他们中间。我们看见了他,是父的独生子。”那就是他,神的道向这位撒该显现了。他赶快从树上下来,悔改了。
61

撒该,今晚在这儿的商人,记住,你不能躲在无花果树叶底下。神清楚地知道你所坐的地方。他知道你。他知道你是谁。他知道你的名字,他知道为什么你在这里。他知道所有的一切。是的。我们已经遇见他,认识他,成了他门徒的人,我们知道他是谁,以及他为人们所做的事。我们知道他仍是一样的。

撒该以一个悔罪者的态度爬下来。他说:“主啊,我若欺骗了任何人,我必偿还。我要拿我的钱,周济穷人。”瞧,他已经找到了那颗贵价的珠子。他找到了一样比他的生意更重要的东西。他找到了一样东西。所有人都想要成就的事。但如果你失去了永生,你一切的成就对你有什么用呢?一个人所能找到的最大的财富就是找到释放。
62

正如我所说的,在旧约,当血细胞从羊羔裂开时,它不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所以,他会带着同样犯罪的欲望出去。但在这件事上,我们凭信心按手在各各他所裂开的血细胞上,不是犹太人的血,也不是外邦人的血;而是神的血。从那里出来的那个生命,把神的生命也就是永生带给了我们。所用的希腊词“佐伊”,意思是“神自己的生命”。在基督里的生命,也就是神。

当然,身体是一个人。造了第一个人的造物主神……如果神没有造第一个人,那他是从哪里来呢?造物主神,没有任何东西的帮助,创造了亚当。造物主神在马利亚的子宫里创造了他的儿子基督耶稣这个人。他是以马内利。当罪……不是因为他必须死,而是他把生命舍了。因为罪借着矛扎裂了他的心脏,然后有些事情发生了。生命回到了敬拜的人身上。那是怎么回事?《希伯来书》的作者说:我们不再有犯罪的意识了。罪的欲望已经没了。现在我们自由了。
63

撒该,当他们看见耶稣爬上各各他去钉十字架时……毫无疑问,魔鬼一直在怀疑他。当圣灵降在耶稣身上后,他进入旷野,魔鬼最初看见他时就怀疑他。魔鬼说:“你若是神的儿子,给我们显一个神迹。把这些石头变成食物。”那个魔鬼还没有死。“给我们显一个神迹。”

耶稣说:“经上记着: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当魔鬼的那群人,他们把耶稣带到院子里,那些罗马兵丁把他的手绑在背后,用苇子和九尾鞭打他的背,直到应验了先知的预言,“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64

当他弯腰……兵丁在他头上绑了一块布,用苇子打他的头,并互相传递苇子,说:“你若是先知,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相信你。”

醉酒的兵丁嘲笑他并吐唾沫在他脸上,魔鬼说:“那不可能是神。那甚至不是个先知。他是个骗子,”却不知道经文必须应验。
后来我们看到他走上了各各他,看看他。我要这群听众得到一个有关他的印象。让我们回到一千九百年前去看一会儿,请你们注意。黑暗笼罩着耶路撒冷。为什么?祭物被耶和华拒绝了。有件事就要发生了。神拒绝了在祭坛上焚烧的血。真正的祭物正走在街上。我能听见有东西撞击的声音;往下看,执行罗马死刑的古旧十架,一个没做过任何事的人背着它走在那里。我能看见一个小妇人跑到前面,说:“除了医治你们的病人,叫死人复活,他做过什么呢?”
有人打了她一个耳光,说:“难道你们要相信这个女人,却不相信你们的祭司?远离那样的人。”
65

看看耶稣的外衣。他背上到处都是小红点。当他越往山上走,那些红点就变得越来越大了。不久它们就全都汇集成了一个。他身上传出拍击的声音。是什么?是他的血,十字架划出了背负者的脚印。

我能看见死亡的蜜蜂出现在那里,在围着他嗡嗡地叫。“我现在要得到他了。如果他是先知,当他们吐唾沫在他脸上时,他就会在那里做点什么的。如果他是先知,他所做的就不可能落到现在这个样子。我知道我就要得到他了。”
你知道每只蜜蜂,每只昆虫,里面都有刺,那根刺是坏东西。死亡里面也有一根刺。但神必须成为肉身。魔鬼可以螫先知,拘禁他。魔鬼可以螫义人,拘禁他。魔鬼可以螫大卫,拘禁他。但这是神,魔鬼并不知道。这只蜜蜂从阴间升上来,围着他嗡嗡地叫。“我要得到他了。”
但当一只蜜蜂把它的刺螫得太深时,它的刺就被拔掉了。当死亡的那只蜜蜂把它的刺螫在像你我这样的人身上时,它可以把刺带走。但有一个身体预备好了。当它把那根刺螫在耶和华身上时,神的肉身,是被创造的,而不是出自某种性欲的,当蜜蜂螫了那个肉身时,它就失去了它的刺。以后它就再也没有刺了。
66

难怪那位伟大的使徒保罗可以站在那里,当他们正在那里建一个地方,要砍掉他的脑袋时,他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7]是的。

哦,当一个人一旦看清了那点,其它一切都成了次要的。你的生意是次要的,其它一切都变得不要紧了。是的,不太要紧了。你只是在这里暂住一段很短的时间,但那是第一位的。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
67

撒该,哦,撒该!或许不是利百加在家里祷告,但也可能是一个已经越过了帐幕的母亲。她的祷告仍然摆在神的祭坛上。如果是那样的,撒该,今晚从那些桑树的叶子背后,从你所拘守的、却没有新生的那个宗派信条的树冠背后,从你所持守的、却从没有任何确据表明神在其中的东西背后出来吧。他知道你正坐在哪里。为什么你不出来呢?

68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全能的神,伟大、可畏的耶和华,在西奈山上轰鸣,以至众人说:“让摩西对我们说话,不要神说话,免得我们死亡,”我们的天父,今晚求你本着怜悯和赦免对还不认识你的人的心说话。让他们知道现在是时候了。他们或许躲在他们的生意背后。父啊,这里可能还有很多没有真正认识你的商人。或许他们属于教会,我们没有对此说任何反对的话。但他们从未重生,他们没有真正地知道那是什么。

我们知道,你的话语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你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你又说:“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重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父啊,我祈求你今晚在这个时候对着人心说话。让男人女人此时都认真地思想,知道我们正生活在即将结束的时刻了。
69

以色列已回归故土了,这是神伟大的日历。她回去了,正在仰望,“弥赛亚在哪里?”我们知道当约瑟与他的兄弟们相认时,他叫外邦人离开了庭院。他妻子孩子在宫里。必须有外邦人的离去,以色列才能被显明出来。必有一个哀哭、叫喊、痛哭的时候来到:“你是从哪里得到那些伤疤的?”

他说:“在我亲友的家里。我手上是从我亲友那里得到伤疤的,”在他本应该被接待的家里,到时他要再次跟以色列相认。
神啊,当外邦人还有机会时,愿他们赶快悔改,归向你。
70

当我们低头时,撒该们,我要你真正地诚实一会儿,还有利百加们。在这个断断续续的信息中,如果有东西对你的心说话,说:“我还从未领受圣灵的那个经历,全备的福音,但我想要拥有。我要你在祷告中记念我,伯兰罕弟兄。我要举起手来,不是向你,而是向神。”说:“为我祷告,”我要做结束的祷告并纪念你。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你,有几十双手举起来了。你说:“那有什么益处吗,伯兰罕弟兄?”当然有。
是为什么呢?你瞧,科学告诉你,其实你举不起手来。因为什么呢?地球的地心引力会使你的手往下垂。但在你里面有一个生命的灵。那个在你里面的生命……另一个生命临到你,说:“你错了。”你打破了科学定律,向造物主举起那只手,说:“记念我。”他会的。如果你是真心的,他必会接受你的话。神祝福你们后面的人。在我们结束前,还有其他的人吗?只要说几句祷告的话,祷告一会儿。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还有别的人吗?
71

[原注:听众中一位姐妹说话。]阿们!神的怜悯,这个小使女在圣灵恩膏下站起来,讲出了一个应许。如果你还没有这样做,你愿意举起手,只要说……我要你做的,只要把手举起来,认识到自己错了,并且你想要怜悯。

房子敞开着。在大卫的家里有一个泉源敞开了,为要洗除罪恶和污秽。你今晚愿意接受它吗?在我们结束前还有别的人吗?在房子里有四、五十只手举起来了,男人、女人,年轻的、年老的,举起了他们的手。好的。神祝福你,先生。好的,让我们祷告。
72

主耶稣,我相信这些手是以最深切的真诚举起来的。你知道他们的目的。你知道他们这么做的动机。天父,我祈求你神圣的怜悯降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愿今晚就是一个改变的时候。愿他们从自命不凡的法利赛人的体系中滑下来。愿他们在耶稣基督面前从树上滑下来,说:“主啊,如果我做错了,我愿意纠正它。”父啊,从今晚这个小宴会厅里,愿你也同他们一起回家,同他们一起吃饭,今生和永恒都与他们同在。当我代表他们向你献上我的祷告时,你愿意应允这个吗?

你说过:“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44,37]你应许了这个,主神啊,这些人作为恩典和仁爱的战利品,他们在你手上,没有人能将他们拔出来。他们用他们内心的真诚,他们所做的真诚的承认,说他们想要为了自己的生命而从世界的道路转向神的道路。
哦,主啊,请接受他们,我站在你白色的大宝座前为他们代求。我们凭信心站在那里,仰望神的象牙宝座,有一只血淋淋的祭物就摆在宝座前面,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父啊,帮助他们。我把他们当作爱的礼物献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阿们!
73

你们每个举手的人,我要请你为我做一件事。我要你去见这里的这些传道人,告诉他们你已经接受了基督作你的救主,你想要受洗,你想要被圣灵充满,神必会把那个赐给你。

呐,我想到别的事,但我……我们没有时间了,因为离我们关闭这个地方的时间大约只有五分钟了。我们感激你们的耐心,和你们所有举起的手。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到处都有。但当你举手时,你肯定是真心的。你不会只是为了举手而举手的。如果你那样做,就是伪善。举手……决不要做任何事,除非你是在真正真诚地做这件事。当你做那个决定,在你内心里,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做了这件事,就带着它真诚地前行。神必尊重你。
顺便说一下,你知道什么事发生在撒该身上吗?你想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他成了耶利哥全福音商人协会的一个会员。难道你不想也加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