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20M 神在这末日的声音

1

很荣幸今早又能回到这些讲西班牙语的人们当中。我不知道吉姆是否在把这录下来。哦,他正在录音。我仍然保留着以前我跟加西亚弟兄在这里时那个西班牙小唱诗班所录制的带子。我忘记了他们过去为我所唱的那首短歌。但是,哦,我太喜欢那首歌了。那些孩子们现在都长大了,也结婚了。我不时地听到他们的消息。今早当我走进来看见小约瑟时,实在是让我很高兴,我见到你确实是很高兴。

呐,我会讲一句西班牙语。你们想要听听吗?“哈利路亚!”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句话。一次,我想让一个耳聋的妇人能听见我讲话。现在我可能说的一点也不准(你瞧?),但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奥依加”。对吗?听我讲。请听:“奥依加。”也永远忘不了,“哥罗里亚阿底沃斯。”你们知道。真是太棒了。哦,我有机会去到过首都墨西哥城,在那里跟他们讲道。我真是太高兴了。我过去……
2

来过这里以后我去到了芬兰。总是让我记起对一个芬兰妇人所说过的话。他们带我去到了他们称之为伯大尼的地方。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噢,你们有听到回音吗?我太靠近那个了吗?你们能听清吗?这个怎么样?)这个妇人,她是个可爱的人。但她就像我一样,喜欢讲很多的话。翻译员……她讲得很快,快得连翻译都跟不上她说的了。她站在那儿,脸都涨红了,她说:“我把这些结结巴巴的家伙搞懵了。”

但你知道。我注意到鸟儿都是用英语唱歌,狗都用英语叫,婴儿都用英语哭。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当然,我们每个人都认为我们的语言将要成为千禧年中的语言。我们领受了圣灵的人,那是真的,因为我们有一种天上的语言。
3

今早,罗弟兄跟我们一起在这里,一位从华盛顿来的外交官。我相信他在五、六位总统手下服务过,哦,是七位总统。你知道,当站在讲台上说话时,有这么一个人坐在我身后,我的感觉会怎么样。但他的见证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个非常突出的见证,特别是当他……我相信他是路德派的,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要么天主教徒,要么路德派的:路德派的。他说他爬进了一个五旬节派正在聚会的帐篷里,他起来……最后他走到了祭坛边,他走上去时,主降在了他身上,大大地祝福了他。我想他会说大约有七种不同的语言。他说他试了一种语言,不行;又试另一种,还是不行。我猜他像你们大家一样会说西班牙语。他试过了所有的语言,都不行。瞧,你知道吗,神真是太好了,他降了下来,赐给了他一种他以前从未试过的语言,他说:“行了。”是的。我想将来在彼岸就是这样的。

4

我把许多跟这个小教会有关的记忆都存在心里,我相信在……哦,我忘了是在哪里。是在靠近托德尔街的某个地方。我记得这点。我能想到“托德尔街”这个词,就是西班牙语使徒教会过去所在的地方。

我对牧师说:“这是一个举行复兴的好地方,”地方很宽敞,新的教堂,好会众。我想它是为将来某一天的一场复兴预备的。你们为这个祷告,进来举行一场复兴。我希望这次能重演我们在其它教会所举行的复兴会。我记得到了夜里要离开的时候,看到人们站在院子里,靠着围栏,街道上上下下都是人,那肯定是我毕生难忘的一个经历。我有一盘录音带,是那些唱歌的年青女士、小姐和弟兄们录制的。他们想要唱“只要相信”,他们发音不正确,你知道。他们唱的不是“只要相信”,而变成了“你要相信”。瞧?
5

我记得我的女儿利百加和撒拉,她们说:“爸爸,唱歌……放那盘录音带吧。”应该说“西班牙”,但她们不会发那个音,说成了:“斯班牙女孩,斯班牙小女孩唱的’只要相信’。”

哦,我记得她们跟着聚会。当时复兴正在发生,她们一路跟着聚会去到了西海岸。当我们离开加利福尼亚时,一件小事被锚定在了我的心里,摩尔弟兄、我和布朗弟兄上到州议会大厦。当我那天晚上走下那幢楼的时候,站在那里的那些孩子们唱着:“他顾念你。”你们听过了这个。“经过阳光或阴暗,他顾念你。”许多时候在外国,在世界冲突的战场上,竭力要带去基督的信息,我就会记起那些女孩、男孩们给我唱的那首歌,“他顾念你。经过阳光或阴暗,他仍然顾念你。”一直以来,那都是个极大的鼓舞和帮助。
6

见到你们的好牧师,很高兴看到教会如此活泼,你们有了这幢漂亮的大建筑,设了许多停车位。真是圣灵手中的一个好地方,巴不得我们能让主看见这个,知道我们正在呼求一场复兴。我相信主会赐下一场的。

7

呐,今晚我们将在奥特洛弟兄的教会,就是耶稣之名教会,是在另外一边。我相信奥特洛弟兄也是列在使徒教会中。我想他只是给他的教会起了这个名字,耶稣之名。我想他在信仰上也是使徒式的。今晚我们会到那里去。现在我们不是在对西班牙语的教会说,“过来那里,”因为你们要呆在自己的岗位上。到时会有一场基督徒商人的大团聚,星期四开始,在其他教会的聚会结束之后,星期四会开始。这次大会,他们将会拥有著名的讲员,像奥洛·罗伯茨,还有某个刚得救的卫理公会的弟兄,他们说他是个非常有力的讲员。我肯定你们会喜欢这些大会的。你们十几岁的孩子们,他们在那里也有一个给十几岁孩子的聚会,就像弟兄刚才宣布的。我会带我的孩子去到那里,那样她们也可以参加这次大会。所以,过来吧,我们会很高兴你们来的。主祝福你们大家。

8

呐,我想转到圣经中,读一些可称颂的神的话。今早我挑选了一些内容来讲一会儿,我不想留你们太久,其中一处是在《撒母耳记上》,另一处是在《以赛亚书》。我想要先读《以赛亚书》。我……

你们各处的人都能听清楚吗?在这些麦克风之间,它们对我似乎很敏感。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在那边的听得见的话,请举手。好的,很好。
9

呐,我有一点沙哑,当然,那是因为讲道太多了。自从大约十六年前我跟这位讲西班牙语的弟兄来到这里,我猜大约是十六或十七年前,从那以后我一直都在传道。那时我就说累了;我现在仍然累;但我仍要靠着神的恩典继续前进。

现在让我们翻到《以赛亚书》40章,《以赛亚书》40章和《撒母耳记上》1章……哦,是3章。我们按住这两处要读的神的话,现在我们先低头祷告一下。
10

我们的天父,今天,我们很感激能有这份的荣幸,站在这个可爱的,奉献给神和他事工的圣堂里。我们知道你的仆人们许多次地站在这个讲台或讲坛后面,带着一个奉献的生命来事奉你。

今早,回想起这些记忆,这些复兴的回忆,圣灵以一个大光的形式像火柱一样降临,他说这信息将要席卷全地。今天这已经是历史了。看到这个之后,这信息藉着像奥洛·罗伯茨、汤米·欧斯本和汤米·希克斯等等这些伟人燃烧了起来。藉着我们同心合力的努力,我们看到这信息在天下各国都点起了五旬节信息的复兴之火。哦,大能的神,我们为此而将感谢和赞美归给你。
11

今天我们祈求你来调整我们的心,为着我们相信不久就要发生的伟大被提而做好准备。如果我们的心还不适合那个被提或你为我们所储存的其它任何东西,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亏欠,今天藉着你的道来向我们说话。祝福这个教会的牧师、执事、理事和所有的平信徒、会员。祝福这个小唱诗班,弹钢琴的和奏乐的。也同时祝福所有进入这个教会大门的人。愿他们每次出去后都会得到改变,比他们进来的时候与你更加亲近。父啊,求你应允。愿事情如此,愿今早就如此,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2

现在翻到《以赛亚书》40章,我们来读。

1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2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又向她宣告说,她争战的日子已满了,她的罪孽赦免了,她为自己的一切罪,从耶和华手中加倍受罚。”3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们神的道。4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为平坦,崎崎岖岖的必成为平原。5耶和华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因为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
在《撒母耳记上》,《撒母耳记上》第3章,我想读1、2节和19节。
1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揭开的异象。[译注:此处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翻译]2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3神的灯在神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睡了。4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说:“我在这里。”
第19节。
19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
13

哦,这一个主题,足够我们在这里讲上一个月的了,我们可以从这个荣耀的主题中取出很多的上下文。但今早我们只有大约二十分钟,要准时地结束。我猜主日学已经结束了,或许是紧接着这场聚会?我不知道。但不管怎样,我想用这个主题:“神在这末日的声音。”

一个非常突出的时候……我们晓得,在我们要传讲的这段经文中,说到在撒母耳的日子不常有揭示的异象。所以,圣经说:“没有异象,民就灭亡。”[箴29:18]我们必须要有异象。异象临到先知,那是主的道向他们所说的话。
14

我们发现,以利不是个先知;以利是个祭司。他老了,他的眼睛昏花,看不见,不能四处走动,他身体沉重。他开始任凭主的工作走向荒废。

这跟今天的境况差不多。我想,教会、组织和宗派,他们在工场上已经很久了,他们正在开始变得松懈。主的工作、真理的道开始荒废了,因为教会本身已经变得视线模糊了。今天,我们需要神的声音来在我们中间说话,把我们再带回去。
瞧,以利松散了,他的视力也衰退了。他是个祭司。他们没有从主而来的揭示的异象。
15

那个大需要……神应许过了,要满足时代的需要。他总是这样做的。我们今天需要神的声音来满足时代的需要,满足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神应许了以后,我们就可以放心了,因为他必持守他的应许。那是信徒对他的造物主所拥有的信任,他应许过了要满足这需要。

今天,教会处在现在这种光景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有太多的声音了,有太多其它的声音,吸引着教会离开了神的声音,以致我们怀疑,即使神在他们中间说话,也不会有很多人听到神的声音了。他们可能根本也不明白神的声音,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陌生了。他们让自己完全专注在这时代的那些声音上了。
16

如果我们注意到,在我们所读的经文中,神的声音对他们来说已经陌生了。今天又变成了那个样子,神的声音……有太多其它的声音了。如果神应许了他要赐给我们那个,如果其它的声音与神的声音相反,那它就必定是我们仇敌的声音,为要使我们混乱,让我们在神说话的时候听不明白神的声音了。

我们注意到,这跟以利和撒母耳的事相似,但以利马上就认出了那是神。这对以利绝对是种羞辱。因为神的声音对撒母耳说话,告诉了他有关以利所做的错事,因为他纵容自己的儿子,他们受贿,从祭品里拿肉。那是不对的。他们在做错事,是与神的道相违背的。
17

撒母耳……撒母耳唯一能做的,就是照实地说出来。他有点不情愿这么做,因为这等于是反对他被送去并在那里被养大的目的:以利和殿。但以利说:“只管说吧。”瞧?他就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以利将会发生什么,撒母耳……哦,以利作为祭司的日子结束了,因为神说话了,神藉着先知撒母耳赐下了他的信息。非常奇特的出生,从孩童起就被奉献给主了,神向他一个孩子说话,在为一个摆在前头的工作而预备他,以利的时间就要结束了。

18

今天在地上有太多的声音了,这绝对是一件难对付的事,因为它淹没了超自然的声音。有太多理性的声音了,那些有知识的大人物所发的大声音,他们借着自己的知识,甚至震动了列国。他们不是新手,他们能震动列国,把大组织聚集到一起开那些华丽的大布道会。人会有点被搞糊涂了。这些出现并亨通的事情足以使人们困惑了。有声音会兴起并做这些的事,它导致神的声音、神真实的声音被抛在了老远的什么地方。

19

“神的声音,”他们说:“我们怎么知道那是神的声音呢?”因为今天……那时,是借着一个被印证了的先知。呐,今天,我们怎么知道那是神的声音呢?是借着先知所说的道被彰显出来。这就是神的先知。神真实的声音只会用神超自然的道,用真道超自然的彰显,带回那位真实、永活、超自然的神。然后我们就知道它是神的声音了。因为那超自然的……在其它领域里有太多其它的声音,几乎淹没了那个声音。但是记住,它一定会闪光,一定会出来的。一定会的。

20

呐,今天在政治世界里有一个声音。那是一个大声音。人们在这个极大的政治时代绝对会……这种东西混杂进了教会以及所有的事上。最近我们已经看见了许多次,政治的声音在教会里事实上比神的声音更加响亮,不然美国人就决不会做他们刚刚所做过的事。瞧?他们就决不会那样做了。如果神的声音在教会里一直保持活泼,他们就决不会犯那个错误。但政治的声音今天在地上比神的声音更加响亮,以至于人们为了一堆的名望、教育和政治势力,而出卖了他们的基督徒长子名分。看到这事真是一种耻辱。人们背离了我们建立这个国家时的原则,投票选举了正是导致我们离开以前国家的东西。普利茅斯磐石,五月花,他们来到这里,建立了我们现今的这个伟大的经济制度。我们如此努力地奋斗,为要从这东西里面出来,我们却把自己又送回到了它的辖制之下,因为圣经说它将会那样。

21

以利的体系,是祭司而不是先知。先知是道。祭司是教会。

35它陷入到了如此的一个地步,开始变得太松懈了,以至神的道对人们来说已经陌生了。他们不明白它。你可以说神的道,但他们却不明白它,因为他们没有受训去明白它。保罗说:“号角若吹无定的声音,谁知道要预备打仗呢?”
人们受训去听教会的声音,教会的号角,“我们的主日学里比其他的主日学有更多的人。”那没有一点意义。“我们的宗派里比其他的宗派有更多的人。我们是所有宗派中最大的。”瞧,人们受训去听那种声音。他们出去街上找到人,领他们进来,在大布道会上有成千上万的人,领他们进来。他们对什么感兴趣?“我们有最大的教会。我们有最大的会众。我们有最高等会员的主日学。我们有市长来我们的教会。”那可能很好,但如果同样的这个教会没有受训于神的道,福音的号角,那又有什么益处呢?
22

当一件事兴起,比如这种在我们政府中兴起的事,怎么样呢?教会不知道号角的声音,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繁荣的大应许,知识巨人进来,他们越过了圣经所预言的事情,将这个引入进来。瞧,一个政治的声音,这证明它压倒了宗教的声音、福音的声音,不然他们就决不会做他们所做的事。因为我们被应许了许多东西,我们被应许了繁荣,毫无疑问我们会得到的。

但那对一个信徒来说,这仍然说明不了任何事情。翻到《希伯来书》11章,听听圣徒保罗说的,他们在那些日子怎样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四处奔跑,受穷乏,没有地方,不能进城。
23

我在《尼西亚大会》里读到,当那场大的争论在罗马的尼西亚出现时,基督死后三百年,在尼西亚大会上,当那个持守着正确之事的伟大教会,他们想要圣经。罗马第一间教会中悔改信主的罗马人已经注入了教条,比如说,像我们所过的圣诞节。

圣诞节,基督就像我一样不是出生在十二月二十五日。为什么,犹大的山上都是积雪。这与圣经其它所有的预言都是相违背的。他像所有的羊羔一样是生在春天的。为什么他生在马棚而不是在家里呢?他是羔羊。为什么他不是跑上祭坛或是他钉十字架的祭坛呢?他被引向了十字架。你引导着绵羊去到屠宰场。他是羔羊。所以他是出生在羊羔出生的时候。
24

但你瞧,为了那么做,他们把太阳神的生日,也就是从十二月二十到二十五,在这五天里,太阳在太阳系里几乎是纹丝不动的。日子每天改变一点,越来越长,越来越长,直到七月份去到了最长的日子。然后在十二月,日子是最短的。二十五日的这个时候,从二十日到二十五日,他们有罗马的竞技表演和对太阳神生日的庆祝。宙斯,也就是罗马的神,他们将它注入了进去,说:“我们把神的儿子和太阳神的生日合在一起,这就成了一个大庆典。”这是悖逆。哦,他们注入了太多的东西在那里面。

25

后来当那些真正属神想持守这道的人,像玻利卡、爱任纽、马丁,那些想持守这真理的早期伟大圣徒,当他们脱离尼西亚大会,其中一些人被弃绝了,以至先知们从旷野中出来,身上只披着一块羊皮,坐在了那次大会上。但他们晓得主的道。但是名望和十五天的血腥政治压倒了它。于是我们就有了一千年的黑暗时代。瞧?

26

但神应许了那个号角要再次吹响。总是有人要听道的真实声音。总要用道来检查你所做的事情。

政治的声音。我们在美国和世界的其它国家,今天有一个正在大声说话的声音,那就是好莱坞的声音。它掳掠了世界。要是有人在好莱坞兴起什么东西来,你会发现这种东西很快就会漫延到整个国家了。我们注意到,他们在妇女的穿戴和发型上,给我们的妇女树立了一个样板。他们弄出了那些服装。
27

教会应当知道神在这方面的号声。但是有太多的混乱,因为你看到别人在那么做,有那些的榜样。你决不要效仿那种榜样,因为它是要灭亡的。总要听神的声音,听他对此是怎么说的。

我们注意到在好莱坞,他们兴起这些事。在我们往下说之前,让我就这点来说一下。不久前有一样东西出现,好莱坞的一个男人……丝毫不是反对这个人,他是一个必死的人,基督也为他而死,我只是要显明给你看。他们发明了一个叫做,孩子们过去称之为呼拉圈的小东西,呼拉圈什么的。你真该看看,在孩子当中,随着这种东西而来的庸俗等等。那是不对的。
28

好莱坞充满了枪手。呐,任何知道历史的人都知道,那个时代,那些形形色色的枪手,其实根本不是什么正派的公民;他们是流氓;他们就像艾尔·卡邦和迪林杰。他们有一部好莱坞的影片,在电视上叫做,他们叫它“硝烟”。那天我在电视里听到了演这部影片的人,阿内兹什么的,或是阿内斯,我忘了他的名字是什么,他应当接受……他扮演马特·狄龙,堪萨斯州的治安官。马特·狄龙是个下流的胆小鬼。他暗地里开枪打死了二十八个人,都是无辜的人,他走到道奇城外,在树丛里等候。当一个人出现,有人叫他,告诉他有某个坏人经过,他就会呆在那里,当这人来时,他就开枪打穿了他的后背。我们发现他成了个流传下来的大人物。哦,那绝对是在颂扬罪恶。

但我们国家的小孩子对马特·狄龙的了解,远远超过了他们对耶稣基督的了解。商店,一毛钱商店,服装专柜,挂满了小玩具枪,还有那种在任何地方都能买得到的小帽子。戴那东西没关系,但我只是告诉你。你明白吗?后来他们……商界利用这个东西,从中赚去了几百万美元。
29

我们有我们称之为圣帕特里克的日子;我们有我们称之为这些宗教假日的东西。商界利用这种东西,他们赚取了几百万美元:母亲节,大堆的鲜花。哦,对母亲来说,每一天都应该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日子。她孤单地呆在某处,就去看看她。那比你送给她一大堆的鲜花或什么东西更有价值。瞧?但他们利用了它。它是一个声音,我们完全跟这种搅和在了一起。这种东西根本就是错的。但你要做什么呢?瞧,我们……我们只是……

我想要讲到一个要点,来告诉你一件我所相信的事。声音,神的声音稀少。
30

呐,我们发现他们树了榜样。你注意到,我们年轻的男孩们已经变成了里基和埃尔维斯吗?你若有孩子是叫那个名字的,赶快改了,叫他一号或二号,或别的什么。不要叫……那是一件可怕的事。你说:“名字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有关系了。你的名字会塑造你的生命。“伯兰罕弟兄,你是在讲数字命理学。”不,我不是。我是在讲主如此说。为什么当雅各,他活出了他的名字,是一个骗子和排挤者,雅各。当神改变他时,神改变了他的名字。神把扫罗改成了保罗,把西门改成了彼得。当然,名字是有意义的。里基和埃尔维斯,像那样的名字,正是这些摩登的美国名字,自动地把一个孩子扔进了那种东西里面。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31

我希望我没有……我最好回头,不要在你们所不明白的一个枝节上跑得太远了(明白我的意思吗?)。但所有这些事普通人根本不明白。他们不能领悟,因为他们只朝着一个方向。他们只会听那些声音。

有哲学家和共产主义的声音,承诺一些他们不能兑现的东西。但大部分美国人却都被共产主义蒙蔽了进去。呐,我到过共产主义里面,哦,是共产主义区域,在德国,柏林的东部。他们有很大的房子给外面的人看。但你真该走到里面去看看,它们甚至都还没完工。那是一个虚假的经济,他们试图要推动一些东西。
32

在共产主义的诞生地俄国……许多年前,当我还只是个小伙子传道人时,我是说三十三年前,当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兴起时,我说:“我奉主的名说:他们都将结束在共产主义中。”但你曾想过吗?如果我们接受的话,神给我们留了一条出路。只有百分之一的俄国人是共产主义,百分之一,但他们是控制的那一部分。百分之一的共产主义,哦,是百分之一的俄国人是共产主义,但他们是控制者。

33

同样,好莱坞只是一个地方,但他们是控制者。

大约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去教会,是教会会员,但他们被控制在那些宗派中。共产主义在那边所需要的是神的声音在他们中间兴起,这会让他们感到羞愧的。
在芬兰,当那天那个小男孩从死里复活时,他们带我走了三个广场,就在这个小男孩从死里复活的地方,俄国的共产主义士兵,站在那里致以俄国人的敬礼,眼泪沿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流。他们说:“我们愿意接受一位能叫死人复活的神。”这是因为天主教会、路德教会和所有那些宗派的过失,他们收取了所有的钱,建立组织,却不能给人们任何东西。他们的生活像其他的人一样。
俄国所需要的是一位先知带着主的道出现,那就能闭上人的嘴了。那时,那百分之九十将会接管。
美国所需要的是神的先知的声音,能站起来,奉耶稣基督的名谴责好莱坞,谴责这些事,圣灵的教会就会接管。太多的混乱,看到了太多与这道相反的声音。
34

教会,它的声音,每个教会都想要更多的会员。浸信会想要所有的人;卫理公会想要所有的人,长老会也是。我们都有这些。天主教好像要接管一切,他们会的。那绝对是从这本圣经所出来的神的声音。他们将会统治。

但至高的神最后要统治。有一天,圣徒要接管,圣经这么说的。他们要接管。
如此多的声音。还有假先知的声音。那是一个可怕的声音,一个自称是先知的人。先知当然就是传道人。现今,“先知”这个词绝对是指“一个在启示下讲道的人”。有人站着自称是先知,却否认神的道,否认神的真理。有太多的声音了。
35

就在几分钟前,外面有一位弟兄指引我该从哪里进来这里,但我猜他不知道为什么我走到街上,然后又转身回来了。弟兄,如果你在这里,我正在听一件事;是我们的黑人朋友,黑人。他们在这儿有一座庙,他们称之为“以利亚·穆罕默德”什么的,“年轻的以利亚·穆罕默德”。带着一个声音兴起,说他们是那个声音,是要把黑种人领出这混乱。你瞧,关键是,他们的……他们的穆斯林……他们的清真寺在这里。你们没看到吗?它的背景是错的。

36

黑人,就像白人、棕色人和黄种人一样,不是要回到伊斯兰教,而是要回到基督,就是圣经所教导的原则。伊斯兰教是反对这道的。在南非的德班,我有幸一次就带领了一万个伊斯兰教徒归向了基督。那种宗教带来的只是心理学。心理学是好的,只要心理学不否认这道。但当心理学否认这道时,心理学就是错的。它发出的是无定的声音。除了神的道,其它一切都会废去;耶稣这么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所以你看,我们必须持守这道,这个声音。

37

有太多混乱的事了。人们起来,他们不知道神的道,他们说一些东西,或许听起来非常合理。共产主义是个非常合理的东西:“大家都一样。不再有资本家了;都变成共产主义者了。”你有没有停下来思想一下,其实共产主义只是一个虚假的复兴?他从哪里效仿的这一切的?耶稣说:“两个灵将非常相似,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魔鬼得到的一切,都是神所创造的东西的歪曲。罪是义被歪曲。谎言是真理被误传。奸淫是神所命定给我们的行为的歪曲。所有的不信是信的歪曲。要接受歪曲,你就得先否认真理。瞧,清理这些声音;用道来检验它们,看看它是不是真理。

38

哦,我们可以一直地来讲今天的这些声音,但我们的时间过去了。但太多声音让人们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卫理公会最后会听一个浸信会传道人的;他们会去到那里;他们会在那里呆一会儿,然后转去路德派。在五旬节派中,他们也有不同的组织;一个跑到另一个那里,一个跑到下一个那里,反反复复。这表明你不坚定。要听主的声音。这声音就写在这纸上;如果这声音是真理,它一定会被证实的。

教会世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政界处在混乱中。一切都似乎处在混乱中。人们从这里跑开,各样的事情兴起,什么夹克啊,外衣啊……我在罗马时,他们有十九颗被印证是钉在耶稣手上的不同钉子;本来只应该有三颗,然而他们得到了那十九颗不同钉子的记录。谁有钉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基督从未留下钉子来给我们敬拜,他藉着他的道把圣灵留给了我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必有原本的钉子吗?”“他们必有……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必属于我创办的宗派吗?”他一个宗派也没创办。看到这声音是多么的相反吗?
39

但是,“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这是道。“他们必说新方言;手能拿蛇,也不会伤害他们。若喝了什么毒物,也不会搅扰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留心这些事加上其它所有的经文,都合在一起。

呐,单单那个也不能证实,根本不会。我们五旬节派就是在这个地方走错了路。耶稣不是说:“到那日,必有许多人到我这里来,说:’主啊,我不是奉你的名行大能的事吗?我不是奉你的名说预言吗?我不是奉你的名做过这一切事吗?’”
耶稣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们。”我的弟兄姐妹们,你们明白为什么我如此地谴责和起诉这个世代吗?你可以像万人和天使一样说方言;你可以围着教会在灵里跳舞;但那跟它没有任何关系。
40

我见过伊斯兰教徒像那样地转着圈跳舞。我在巫医的营地听见,看见巫婆站起来,说方言又翻出来,准确地说出要发生什么事,而且事情就真地发生了!我见过一支铅笔竖起来,写下未知的方言,只有一个人能读它,但那是属魔鬼的。你不能将你永恒的归宿建在某个的感觉上。撒但会模仿任何这些感觉。需要的是认识基督,在你生命中的某样东西被改变了。观察你的生命,把它跟这道比较一下,看看你是在哪里,盘点一下。是的。

41

尽管有这一切的模仿,虚假的声音,假先知,所有这些兴起来的东西,尽管有这一切,耶稣仍然说,“若有人听我的声音,跟随我……”他就是道。面对这一切的声音,注意听他给我们的使命。我说过,要把所有的这些声音都说出来需要几个小时。这些声音把人们搞糊涂了。这是一件凄惨的事。毕竟,你没有第二个机会。你必须现在接受它。今晚你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明天你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是现在。“你们听见我的话,就不可硬着心,像在惹他发怒的日子一样。现在就是时候。若有人听我的话,这就是悦纳的时候。”这表明在一切的混乱当中,他的声音仍然在那里。他仍然有一个声音。为什么?他的声音会永远常存。这就是:“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他的话。

42

让我们再用另外的五分钟,来快点说说。你们能呆那么久,你们愿意再呆几分钟吗?呐,我会快点的。

让我们来讲几个听见这个声音并顺服的人,这声音让他们怎么行动,让他们怎么做的。我要跳过许多经文,以便对你们讲清楚这点。它怎么改变了他们的生命和跟他们有关的一切,他们是如何成了怪物;我们称之为怪物。每个真正相信神的人都被当作是一个怪物。因为如果你是处在世界的潮流中,你就有问题了。要成为一个基督徒,你必须是一个怪物。“因为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必要受世界的逼迫。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现在快点,仔细听,我们就要结束了。
43

傍晚凉爽的时候,亚当听见了神的声音,并与他交通。对亚当没有定罪。他听见神的声音,他说:“父啊,现在我要躺下睡觉了。”他就躺下来,夏娃躺在他手臂上;狮子,老虎,野兽躺在他周围;没有伤害,决不会生病,不用担心他早上会不会醒来,他们会醒来的。亚当以他应当听见的方式听见了神的声音。

但是一天,他听从了他妻子的声音。我最好还是先别碰这个主题了。但他听从了错误的声音,然而那却是他妻子,是他在地上最亲密的人。为什么他不能像约伯:“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呢?如果他那样,整个人类就会存活而不至于死了。这改变了整个人类和时间的进程。他听见了神的声音,他与这声音交通,但当他转过身……他怎么知道他妻子错了呢?记住,那是可喜爱的。
44

今天我们认为我们的组织,我们认为我们今天的繁荣是神在向我们微笑。看起来是好的。当米该雅站在四百个先知面前,看起来很好,全地都属于他们,非利士人或亚兰人在那地上;看起来很好。这些先知在说:“上去那里,那地属于我们。夺取它。”但那不是神的声音。米该雅转过身,咒诅了那声音。他怎么知道要那样做呢?因为他的异象跟道完全一致。这是今天唯一能信任和看见的方式;必须在道上。

45

你注意到了吗?后来亚当听从了神的声音之外的另一个声音,就是他自己的妻子。教会正在听从她的组织的声音,把那些信条注入了进去,而不是这道,任凭他们随心所欲地生活。只要他们能去教会,做某个教会的会员,要紧的就是这个。对他们来说,信徒在地上最亲密的联系就是教会。但是信徒,真正的信徒,最亲密的联系是圣灵,是神的道。

所以,你发现,亚当晓得他的处境,他听见了神的声音又在呼唤,当时他正披着无花果树叶。但这是一个谴责的声音:“你为什么做了这事呢?”
46

我想知道,今天美国或世界正处在它现在所处的宗教骚动中,美国在吞没,正在被吞没,不久将会出现一个全国性的宗教。

[原注:磁带空白。]谁坐在我前面。我知道磁带录音了,它要传到全世界。我们有磁带录制计划,每个信息都去到全世界,其他所有的国家。
但如果你看看,就会发现,你正披着无花果树叶站着。当神真实的声音出现时,他们不知道要对此做什么。这声音让他们困惑,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
快一点。挪亚听见了神的声音。那是要准备拯救他的生命的,他就跟从了指示,他站稳了。
47

如果一个人听见了声音……听着,要清楚地领悟这点。不要错过。如果一个人听见了某件事的声音,而且被证明了是神的声音,是在正确的时候来的,然后借着某个人传了出来,那即使天地要废去,这道却不能废去。

挪亚听从了声音,并谴责了世界。他们当面嘲笑他,因为他的信息不符合他们的科学成就,但天下雨了,毁灭了全世界。他的声音传出去了,种子落在了那里。每个时代都是一样的。
撒母耳听见神的声音就警醒了,他前去谴责以利,这人养育了他,这人对他就像父亲一样,将他养大,供养他。
48

传道人弟兄们,我该……许多时候,传道人面对他们的宗派背景和信条,口袋里的委任状,他们的证书,面对养育他们、供养他们、将他们带大、将他们安置在教会里、放在会众前的组织,你必须抛弃他们所教导的。瞧?让一个神真正的仆人听见了神的声音,然后不得不回到同一个母亲组织中,说:“你们被定罪了,因为你们不接受这道,”那是一件多难的事啊!何等的一件事!

这对撒母耳来说很难。但他是个先知;他必须这样做。无论会不会伤害,他都必须去做这事。
49

摩西听见了神的声音。他满腹神学。他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却失败了。他听见了神的声音;摩西就再也不是老样子了。

没有人会再是老样子的。你可能耳朵里听见了神的声音说话,但当你心里听见了神的声音说话,(瞧?)那时你才是听见了。你不是用肉眼在看。你用肉眼看;你用心明白。你看到一件事,说:“我就是看不见。”你的意思是你不明白。你不是用耳朵听见,你用心听见。很多时候,你的耳朵听到了神真实的声音,但却成了耳旁风,就像水从鸭子背上滑落一样。但当你真的听见,是指你是用心听见。
50

摩西拥有一切的神学,他还没有听见神的声音。但一天,神把这位八十岁的牧羊人叫到了一边,对他说话,他就明白了。神证明了他是神。神对摩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印证了他的道,“我要下来;我记得我所应许的。”

这是他对这末日所应许的。他要从外邦人中兴起一群百姓,还有所有的应许。
神说:“我应许了这事,摩西,脱掉你的鞋子。”换句话说,要尊重。“把你的杖丢下去。”沙漠地中一根枯干的杖就变成了蛇,摩西抓住它,就又回到了它原来的形状。瞧?他知道那是神,因为神说,神的道,他正在讲的道说:“把你手里的杖丢下去。”那是神的道。不要试图做同样的事,那不是神给你的道,那是神给摩西的道。这是神给你的道。
“把杖丢下去。”杖就变成了蛇。神说:“现在你怕它吗?抓住它的尾巴。”它又变回去了。神给他的道。神做了什么?神印证了他的道。
51

几个月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大约是,哦,大约有一年了,一年多了。一个女士同一个浸信会传道人和一个五旬节派的传道人在电话线的另一头,她说:“伯兰罕弟兄,主已经呼召我做一名女先知了。”

我说:“好的。”
她说:“你知道,有人告诉我说你作过见证,说我的事工是出于神的。”
我不会那样做的;这违背神的话。所以我说:“女士,那是一个误会。我甚至都不认识你。”
那个浸信会传道人,我听说过他;我也听说过了那个五旬节派传道人。她说:“哦,我正在这里举办一场聚会。主正在行伟大的事。”
我说:“我为此而感恩。”她说……我说:“主曾告诉过你什么事了吗?”
她说:“是的,我手上有一个大计划。”
我说:“很好。”我说:“你的计划是什么?”我说:“主告诉了你什么?”
“主说:’在某个日期去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我要把丢失的荷兰金矿给你,你要用在那里发现的金子,去赞助全世界的宣教士。’”我们大家都知道丢失的荷兰金矿只是个传说。“所以他说……”
我说:“我要告诉你如何来找出那是不是神。”我说:“当那天到了,你去那儿。如果你找到了丢失的荷兰金矿,那么这就是神。如果你没找到丢失的荷兰金矿,那就要悔改,让那个说谎的灵从你身上出去。”那就是找出它是不是神的方式。
52

神说:“摩西,把杖丢下,它会变成蛇。”神成就了。神说:“抓住它,它又变成杖。”神也成就了。

当神在这末日做过了一个事工的应许,他必原原本本地照着他说他要做的方式来证实。你就知道你得到了正确的声音。你就是在听从正确的东西,因为那是道在被证实出来。瞧?哦,对不起,我……好的。
53

摩西举止不一样了。看看摩西所行的是何等古怪的事。当你跟从神的声音,你对世人来说总是疯狂的。第二天,发现摩西就带着妻子坐在一匹骡子上,腿上坐着个小小子,那是南方话,就是孩子,坐在她腿上,就像这样。这个老人胡子像这样往下垂着,秃顶发亮,手里拿着一根杖,牵着一头小驴,一路不停地朝埃及走去。有人说:“摩西,你去哪里?”

“下埃及去接管一切。”年轻的时候他在这点上失败了,当军人的时候他也失败了,但现在他却要下去接管。他做到了。为什么?他听见了神的声音,看见这个在他的日子被印证了,因为这些事要发生在他的日子。他看见了。
54

保罗,一个自命不凡的法利赛人,神学理论多得不得了,但一天他听见了神的声音。他看见了火柱,他知道有一件事不一样了。这个改变了他的生命。不管多少法利赛人,多少迦玛列或其它的任何东西,向保罗大叫:“你错了,你错了。”保罗,当他听见了神的声音,他知道这是真理。

彼得,极其虔诚,持守父辈的遗传,什么肉都不吃。不,先生。他不想跟肉有任何关系。他真正逐字地持守父辈的遗传。发生了什么事?一天,他听见了神的声音,“我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和不洁净的。”他就成了一个被改变的人。他准备去主所差遣他去到的任何地方。
55

在结束的时候,我想这么说。一次,有一个人是个信徒。他死了四天。他在坟墓里,发臭了,腐烂了,但他听见了神的声音说:“拉撒路,出来!”如果这声音能把一个死了并且腐烂了的人领出来,它对一个里面还有生命的教会又会怎么样呢?它应当使那些处在我们所谈论的这一切声音、宗教、政治、好莱坞,以及所有这些假预言等等东西当中的人们复活过来。在这一切当中,神真实的声音要呼召一个死在罪恶过犯之中的人再次回到生命之中。它应当使一个堕落的教会重新回到生命之中。肯定的。

56

记住,在结束时,我要说一点,然后我就结束。耶稣说,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神的声音。你要听见它。不管你处在什么情形中,无论如何你都会听见它。一些从坟墓里出来的要被定罪。他们听见这声音,但它是定罪。如果你今天听见它,“今日,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后,你们听见我的话,就不可硬着心,像你们惹他发怒的日子一样。”如果你们五旬节派的人,又使自己落入到了信条和世俗当中,“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那当你复活的时候,你就要被定罪;因为现在藉着道对你们说话的神的声音,要在那天定你的罪。

57

如果你只是一个不冷不热的信徒,今早神的声音在你心里呐喊,你是个不冷不热的信徒,你最好悔改。

你们没有为基督而活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神的声音藉着他的道在对你们说话,说“不要那么做了”,你最好照着去做。因为有一天你将再次听到它,它要定你的罪。你不能否认它;它现在正对你说话。记住,它被录下来了。
那些行得正确和听从他声音的,要起来称义,得荣耀,进天国。
58

所以将来某个时候你要听见神的声音。或许今早这声音在你心里轻轻地说话,那你就该转离你正在行的路,转回到神那里。记住,他们要录下正在天上对你说话的那个声音。有一天当耶稣呼唤的时候,凡在坟墓里的,所有对的和错的,都要起来。那时这同一个声音要对你低声说:“在亚利桑那的凤凰城,在某个星期天早上,一个传道人把你们留了那么久,讲到了这个声音,我对你说了:告诉你们女人要让头发长长,停止不道德的穿戴;告诉你们男人要停止说谎、抽烟;告诉你们传道人要转回到神的道上。”明白我的意思吗?是的。

那同一个声音说:“它是对的。”
59

如果我必须像尼哥底母那样来,我仍然想要去到那里。我会到主那里,去到沙漠地的某个地方,说:“主神啊,我在这里;现在请改变我。照你的样式铸造我。”回到这道上。你看到自己是在道的什么地方离开,就回到那点上,因为链条的强度,取决于它最薄弱的一环有多强。无论你在自己生命的哪个地方,离开了神的诫命去事奉遗传,那就是你的链条断开的地方,而不管你在其它的事上如何牢固。要握住神不变的手。

60

让我们来祷告。今天,过了那么长时间之后,主啊,你说你要说话,你要将你的律法写在心版上。我不知道是什么摆在我的前面。我唯一知道要做的事就是接受你的道,把它传出去;它肯定会落在某个地方的石头下。神啊,我祈求你向每个年轻人、每个中年人、老人说话,不管他是谁。主啊,来对我的心说话。对这些传道人的心说话。对会众的心说话。

父啊,我们祈求,今天我们听见你的声音。我们知道,正如在撒母耳的日子一样,揭示的异象是一件稀罕的事,它使人们震惊。今天也是如此。我们有梦和做梦的;我们有讲方言的和翻方言的。但是一个揭示的异象带着主的道出来,来纠正!天父,我们祈求那个在旷野呼喊的声音,“为主预备道路,”我们相信今天圣灵要再赐下那个声音,“预备主的再来。”这声音太不同了,因为有太多其它的声音要把它淹没,除掉,但它在那些听见之人的耳朵里是亲切的。我祈求圣灵在我们所有人的心里做工。
61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的心也俯伏,如果你知道在你生命中的某个地方有不顺服,你知道有些经文是圣经的教导,但你却没有顺服,而让好莱坞的声音使你做不同的事……你们传道人发现圣经的某个地方是实在的真理,但你知道如果你教导那个,你的组织就会赶你出去,你知道它绝对是真理。对你们接受错误的东西,过着错误生活的人……你们做爸爸妈妈的,没有尽力纠正你的孩子,没有尽力养育他们,或许你已经尽了力,无论如何他们还是走在世俗的路上,但你在他们面前树立了榜样。如果你没有这样做,神的声音在对你说话,“不要那样做。”

62

现在每个人的头都低下了,所有的眼睛都闭上了,愿天上的神俯看那个饥渴慕义之人的心,找出他们犯错的地方。向神举手,说:“主啊,我真的渴慕让你的声音来除去一切的不信,一切不像你的东西,使我成为你要让我成为的样式,”你们愿意举手吗?当你们……主祝福你们。神祝福你们。

圣经说,耶稣说,尽管有其它所有这些声音:“但人若听我的话……”跟随他,你就会得到你所渴望的。
63

主啊,时间不够了。但圣经这样说:“凡相信的都受洗了。”天父,我祈求你,让每个举手并真正认罪的人,他们所读的神的道,让他们看到自己错了……我并没有看这些人。我看并不重要;而是要让你看,主啊。你知道举手背后的动机和目的。让他们从此刻起,就在他们心里定意,“从今天起,从此以后,我要接受神的道和神的声音,跟随它,不管代价是什么。”当他们离开的时候,牢记住诗人的这首歌:

耶稣岂当独背十架,世人却可逃脱?
不,每人皆有十架,也有一架为我。
我要背负舍己之架,至死方休。
当神的声音说话时,我要在他的义中出现,因为我跟随了他的声音,他道的声音。我现在将他们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
64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你做出你的承认和宣誓。我对坐在这里、左右扭脑袋的小男孩感到很惊奇。有一个给教会的声音,“我是耶和华,是医治你们一切疾病的。”那是教会中的一个声音。你们所有需要医治的,你尽你所知的按照神话语的每个字在过一个奉献的生活,你有一个医治的需要,我想知道你能否举起手。请举手,说:“主啊,我有一个医治的需要。”好的。

把那个声音牢记在你心里,“我是耶和华,是医治你们一切疾病的。”记住,当道被说出时,它必须成就。耶稣在《马可福音》11:22说:“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65

现在,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低下头,做出你的承认,“主啊,我相信你的道,我听见你的声音告诉我,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要走下去,按手在这个孩子身上,因为他太小了,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宝贵的小男孩,年龄、身量大概跟我的小约瑟一样大。我想要你们所有人都祷告,祷告说:“主啊,我听见了你的声音。我相信。”

66

天父,我们把这群听众带给你,为要使他们的身体得医治。主啊,这里坐着一个可怜的孩子,在信息中间,他一直在吸引着我的注意,看到父母坐在那里抱着这个小家伙。在医学看来,这小家伙已经没有希望了。但有一个神的声音胜过了一切。当这个教会联合在一起,我尽我所知,尽我所能地遵守每一个诫命,父啊,剩下的事就是你的了。我走下去,按手在那个孩子身上。

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病。让神的大能,神的医治……愿五分钟后在他里面有这样的不同……愿他们都好了,为了你的荣耀。
天父,你赐下了应许。我只知道这个,你赐下了应许。它已经成就了,正如经上说的:“你若对这个说……”我对捆绑这群听众、捆绑这些人的每个疾病的魔鬼和痛苦以及不信的灵说:“离开这些人,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知道经上记着,现在被说出来了;愿它成就,为了尊贵和荣耀神。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求。
67

你们能相信的,真正相信的,不管发生什么,不管怎么样,种子落在那里了。你里面的那个小东西,那个声音。这个孩子的父母,不管孩子的情形是什么,你相信神的种子落在了你心里,那个男孩会痊愈吗?你们其他人在祷告,彼此祷告,你们相信神的种子落在了你心里,“我的疾病结束了”吗?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为你祷告了,桩子已经钉牢了。如果撒但试探,你回来,说:“那个星期天早上站在那个讲西班牙语的教会里,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为你祷告了。神应许了。出于信心的祈祷必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它就必须成就。你相信它,请说:“阿们!”神祝福你们。现在我要把聚会交还给罗斯弟兄,我猜是这里的犹尔·罗斯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