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18 真理的圣灵

1

让我们依然站立一会儿,现在我们来祷告。让我们低头。我们公义的天父,当我们现在奉主耶稣这个能满足一切的名来就近你时,因着你为我们所做的,我们眼睛所看见的,我们耳朵所听见的,我们要感谢你。在这个世界历史即将闭幕的末日,当时间就要融入永恒,我们也看见了光在照耀,我们知道过不多久,主耶稣就会再来。

2

天父,我们求你今晚记念我们。如果在我们里面有什么邪恶,主啊,求你今晚把它除去,使我们能献给你,如果你今晚就来的话。我们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祷告。我们为你的教会,这里的和在全世界的,以及每个国家各个地方你的儿女们祷告,使我们能在羔羊的血里洗净我们的袍子,并听到那个呼叫:“看哪,新郎来了,你们出去迎接他。”主啊,愿我们能够在那个时候藉着神的恩典,藉着我们所信靠的耶稣的功绩,收拾好我们的灯,前去迎接新郎。今晚拿主的道来给我们的心行割礼。除去一切的不信。赐给我们一场伟大的聚会。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3

今晚再回到主的这个礼拜堂里聚会实在是好。昨晚我们在格鲁默弟兄的教会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记得去年我们也过得很愉快。

我们在各处都过得很愉快。主真是丰丰富富地祝福了我们,超过了我原以为他要做的。他真是太满有怜悯和恩慈了,能认识他真好,不是吗?想一想,认识他就是生命。认识他就是生命。
4

呐,明天晚上,我们要去到中央大街神召会,我相信是这样叫的:富勒弟兄,另一位好弟兄。我想它是那儿的一间大教会。我们希望我们能有一个祷告队列,如果富勒弟兄没问题的话。所以我们……后天早上我们要在,我相信它是叫凤凰城的使徒教会。我记不得牧师是谁,那位弟兄是谁了。去年我到过那儿吗?[原注:弟兄回答:“没有。那是一个新的墨西哥人的教会。”]

5

接着星期天晚上要去到我们宝贵的奥特洛弟兄的教会,耶稣之名教会。我和我家人都带着极大的期盼,要去那里听一些美好的歌唱。比利·保罗应当每一个很熟悉了。我们播放那首歌:“我要上去,上去,”老实说,直到磁带上的歌都磨损掉了。他在办公室里开始放,每次不管哪天我去到他那儿,他都在放“上去,上去,上去”,一直放。我们把那个唱片放得几乎都磨损掉了。

6

你知道,今晚我感觉我有点沙哑。我想:“哦,巴不得我能看到有人替我讲。”就刚好往这边看,看到了杰克·摩尔弟兄。绝对是的。我从未……哦,我相信那肯定会很好的,杰克弟兄。[原注:弟兄发表看法。]听听那个。

我相信我看见罗伊·博德斯弟兄也坐在这里。是的,先生。诺埃尔·琼斯弟兄也坐在这边。哦。我们大家到处都有。我想,当我沙哑了时,如果我能休息一下,你知道,让这些好人中的某个人上来这里替我讲,那会很好的。杰克弟兄说:“主没有那样启示。”
哦,我来的时候就累了,我一路上都有点累。我看见人们站在那里。我知道他们站着是什么滋味,我很高兴我跟他们一起站着。主祝福你们。
7

现在我们盼望着即将到来的其它聚会。下个星期是在五旬节派的神召会,然后上去,一直到下个星期三晚上结束。是在第11和加菲尔德大街(我头脑里记不住这些),我相信是在这个城里的第一神召会。接着,就是在拉马达开始的大会。

呐,在亚利桑那州的主要城市图森,有一个给商人团契的宴会。当然我们都知道凤凰城和其他地方都只是那座城的市郊。没错。那是主要的地方。那是我的家乡,你知道。它是在山上。这里有点是它的市郊。有你们大家做邻居真是太好了。
8

我相信,是拉斯姆森一个晚上在一个聚会上说到了类似那样的事,哦,几乎要把聚会毁了。我相信我们是在休斯顿,是拉姆萨,是他,他说……晚上主的天使降临,他们拍了照片,他说:“你们从达拉斯来的众人,我们知道那是休斯顿的市郊。”哦,天哪!德克萨斯人可不像这里的人这么能接受;结果会场一片肃静。哦,神真是太好了。

呐,我想我们要翻开这圣经,只是作一会儿的见证。这会稍微改变一下气氛,不是吗?我讲得太强烈了,甚至我都不好意思看你们了。或许该让你们休息一下,为我们主的良善而作一些见证。
9

让我们来从《约翰福音》中找一处,《约翰福音》16章。我找到了16:12。我想要从《约翰福音》的这个地方读。我喜欢读神的道,因为使得我们知道它是真理的,就是这道。从第12节读起,现在仔细听,因为我要作见证。然后我们尽量早点讲完。我总是留你们到很晚。明晚,我们要再多呆半个小时。那样大概就会到一点钟了,不是吗?从12节开始。

12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13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14他要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15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说,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
10

你知道,昨晚我们特别讲了一个那方面的小例子。我们是全福音的人,相信圣灵一切的运行。那是我们能成为全福音的唯一方式,就是要相信这全备的福音,就是主所写的一切。我相信我们自己什么也不是。

我们就像……正如我昨天对卡尔弟兄说的,我在看一棵树,我对他说,我说:“那真是一棵美丽的棕榈树,不是吗?但最终它除了会成为一堆火山灰,什么也不是。就是这样的。”我说:“现在它跟那棵桉树是完全不同的。桉树是什么呢?只是里面有一点生命的火山灰。”我说:“最终,我是什么呢?你是什么呢?地上的火山灰(完全是的),地上的尘土,只是在里面有生命。”
11

但每一个生命都是由赐生命的主所栽种的,他知道要怎么做和要做什么。他安放在地上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荣耀。星星是为了他的荣耀;风是为了他的荣耀;花是为了他的荣耀;我们也是他荣耀的冠冕。

但似乎除了人之外,一切都会听从神。人似乎……他有这样的光景,是因为他是唯一堕落的东西。其它一切都处在它原本的状态。但人堕落了。所以,神为叫人做正确的事,听从他,他跟人就有了一场战斗。
12

这些年来,随着教会历史的发展,神遇到的一个极大的难题就是要找到某个能被他完全控制的人。他只需要一个人。他一次总是使用一个人。最近几个晚上我们查考了这个:一个人,不是一群人,神只想要一个。他所需要的就是这个,因为两个人就会有两个不同的想法。他只让一个人,藉着那一个人来表达他自己。他从未用过任何与此不同的方法行事。瞧?

他今天有一个人,那人就是我们刚才所读到的那位:圣灵。他就是神所差遣的那位,耶稣基督的灵下到这地上,神的灵,要藉着他的教会彰显和宣告基督,要藉着教会继续基督的生命。
13

这是如此奇妙的一件事,然而如果我们愿意停下来想想的话,它却是如此的简单。我们努力,我们颤抖,我们惧怕,我们陷入到了惊慌和怀疑的思想中,“哦,我必须努力进去吗?”不需要那样。只要交托,晓得你什么也不是,只要让主来完全接管你,接管你的思想,接管……

我不是指要大脑一片空白地走到基督面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要带着你正常的头脑、悔过的心思谦卑地去到他面前,说:“主耶稣,我在这里。你的道在这里记着说,你还有许多的话要对门徒讲。你说他们现在不能担当这些事,或许那正是我们今天的情形。我们无法明白它们。”
14

神能兴起一件不同的小事,而我们全都会抨击它。不是查考圣经,去看看它对是不对,而是很快就会扔掉它:根本没有这回事。我们应当查考这些事,找出它们对还是不对。记住,如果它们不对的话,最后它们都会消逝的。因为耶稣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太15:13]

但我记得是迦玛列那次做出了那个伟大的声明:“它若是出于神的,我们不想被发现是在抵挡反对它。若不是出于神的,早晚它都要败坏的。所以,要查考它并思想它。”
15

呐,主在这里说:“但当他,圣灵来了……”有人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说:“圣灵其实就是你的精神智力。是你想的。”那把圣灵当作一个思想了。

但圣经说:“当他……”“他”是一个人称代词。瞧?“当他(这位,圣灵,神)来了,要向你们启示我对你们所说的这些话。”
因此,你瞧,没有其它的方法可以知道什么是真理,只有藉着……你不能藉着文化、神学经历来明白它。你只能藉着圣灵来明白它。他就是那位被差遣来要启示真理的。主接着又说:“他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
16

《希伯来书》第1章说:“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基督耶稣晓谕我们。”瞧?是圣灵接管了所有权,或接管着教会的所有权,要在教会里运行基督。那么,你就会成为像他一样的。他成为像你一样,好叫你能成为像他一样。瞧?他成为你,好叫你能成为他。

这是超出人所能理解的。没有办法解释它,不要试图解释。只要接受它。主说话了,事情就解决了。只要说它是对的。要相信它。
17

还是个年轻基督徒的时候,我总是做出这个声明:我很高兴在教会抓住我之前神就抓住了我。否则很难说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但我很感谢圣灵在我投降之前,就将他的带领和直接的联系印在了我的生命里。因为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有某样东西。他说过话,我跟他说过话;他回答过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就开始注意到他所告诉我的事,它们都开始准确地照着他说它们要发生的方式发生了。所以我知道它必定是真的。

18

我现在是个老人了,我还从未有一次,我可以叫世人都停下来,并问他们:“你能够指出,在成千上万神借着主如此说或奉主的名所告诉我的事上,有哪一件不是绝对正确的真实并成就了的呢?”

什么……我那样说是为了什么?瞧,我把我们都当作是火山灰。但这是神话语的应许。所以,我不能信任我自己;你不能信任你自己;但我们可以共同信任那位接管我们的。圣灵接管了我们。我们必须信任那个。当我们把我们的信任放在那个上时,然后果效就出来了。
19

如果我要试图告诉你们圣灵在我自己破碎的生命、在我的日子里所做过的一些事,哪怕只是一些的皮毛,也都是不理智的。我这样说,有他的圣经、他的道打开着。那就是他的本质,他就是道。

瞧,这粒种子以一个属灵生命的方式进入了火山灰里。神以圣灵进来,通过火山灰来运行。所以这不是人,乃是神。如果我要坐下来,花时间把我看见他所做的事都写出来,那会写出好几卷的书。想到这点,我五十三岁了,可以在神和他的教会以及圣经面前这样说,在这群人面前这样说,我从来没有一次看到它失败过:每次都是完全正中靶心。
20

除了那天我去向西部的时候。我猜你们都播放了录音带,你们能明白。我不知道什么……我正在等候,我在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在等候。可能是我回家的时候到了。看起来很像是那样的。如果是,在我以后必会兴起某个人来把信息继续下去。他将会是一个怪人,但此后他将兴起,把信息继续下去。你们要听这个信息。只要它是合乎经文的,就要持守它。

如果不是,现在就有另一部分要来,因为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末日。我很感激我能生活在这个日子。我不会拿这个日子去跟任何别的日子交换。这是地上出现过的最荣耀的日子。没有其它的日子能替代这个日子。哦,如果摩西、以利亚、保罗、西拉和过去时代那些信心的伟大英雄能够起来,拿起一本历史书,看到他们预言的事情准确地发生了,并看到我们现在处在什么地方了,那会怎么样呢?人们会马上把他们投在监里的。肯定的。他们会像野人一样,拼命地在街上跑上跑下,宣扬福音,“时候近了!”因此,我们今晚看到我们极大地亏缺了神的荣耀。
21

但我想现在回顾一下,把教会……顺便说一下,比利·保罗今晚在这个教会里分发了祷告卡吗?我刚刚从图森过来。[原注:有人说:“发了。”]他发祷告卡了。要把他们带上来确实很麻烦。我们会试一试。

我不会花太长时间,只是就着这节经文作见证,就是基督持守他一切的道。他必须持守。他必须这样做。瞧,我不是非得这样做。我是个必死的人,会犯错。但他是不死的,绝无错谬的。他必须持守他的道,但我不是非得持守我的话,你不是非得持守你的话。但他得持守。哦,知道他必须持守他的话语,是不是让你心里有一种很不同的感受呢?
22

50这个星期,我们通过整本圣经,讲到了那些先知和先祖们,每次都显明当教会远离了那道时,神就会赐下某个人,并把人们再震动回到这道上,使教会归正:一直都是如此。那是神的方针。他选择了人来做这事。

如果他选择星星传福音,这事很久以前就会完成了。它们从未偏离过神的旨意。如果他选择太阳传福音,或选择风来传福音,它们也从未偏离过神的旨意。
瞧,但我们是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照着我们所要的方式行事。那就是我们让他如此心痛的原因:一直是这样,想要注入我们自己的方式,并离开他的方式。瞧?正如我以前说过的,人不断赞美神已经做的,一直讲说神将要做的,同时却忽略了他正在做的。瞧?
23

一个人会说:“哦,神分开了红海。是的,荣耀归神,是的。”

“是的,耶稣要再来。哈利路亚。是的。”
但谈起今天的他:“噢,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瞧?总是神已经做的,神将要做的,却忽略了他正在做的。
那跟耶稣来到地上时所发现的情形是一样的:完全一样。神应许了他所做的事,他就站在他们面前,而他们却不认识他。“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约1:10]是的。“凡接待他的,他就赐他们权柄做神的儿子。”那就是荣耀的部分。
24

我想对你们讲的,是不久前发生的一个异象。我不知道,或许我从未说过,只是在某个地方对个别的人讲过。我刚刚失去了我在这地上最伟大的一个人:我妈妈。

我爱我妈妈。当我们非常贫穷,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我看见妈妈离开桌子。爸爸带来一些面包,是他从商店什么地方搞来的,他们把咖啡倒在上面,在上面涂上糖。妈妈装的好像她一点都不饿,好让我们小孩子们能有东西吃。哦,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些事,许多时候她抱起我,她为我所做的事。但你知道,神是如此地满有怜悯。当他必须取走他们时,他理解这一切的事。我为此而爱神。
25

在我的任何一个家人去世之前,事发前我总是会在异象中看见。当我还只有大约十八、十九岁时,我看见了我弟弟;他去世前,我看见了他。我甚至都还不是个基督徒,我看见异象在我面前出现,看见了我弟弟去世。我爸爸去世的时候,我也看见了他。霍华德,你们许多人都记得霍华德,霍华德。你们记得,事发前两年,我说:“霍华德,我看见你的地方作了记号。你是下一个。”我说:“弟兄,纠正过来,因为下一个要走的就是你。”他就走了,完全准确。后来,不久前……

26

62我希望这听起来不会是亵渎,只是要表明神的关心。神一向都关心小事,如同他关心大事一样。我想要为了这些好传道人的益处而这样说,或许……我把自己也放进去。我们每个人都喜欢成为葛培理,但我们……我们每个人都喜欢成为奥洛·罗伯茨。但我们不是葛培理,也不是奥洛·罗伯茨。我们是神的仆人,要呆在神让我们呆的事工场上。不管是多么微小或多么了不起,在神看来都是一样的,总是一样的:就在你自己的位置上做事。要跟随主,这是一件大事。

27

我宁愿去有一个里面只有五十个人却行在神旨意中的教会,也不愿去一个有五千人却偏离了神旨意的教会。肯定的。神用一个在他旨意中的人一小时所能做的,比用一个离开了他旨意的人五十年所做的事还多。瞧?他绊倒,摇晃,就好像在黑暗中打枪一样。但当一个人真的在神的旨意中,知道他的呼召,他就应当呆在那里。呐,异象,主神是如何用它们做工的。“

28

65当他,圣灵来了,他要启示我跟你们说的这些事。“没有必要试图以其它的任何方式去搞明白它。他是作者。他肯定应当知道他写了什么。瞧?圣经说是他写了。就是古时的人被圣灵感动写了这道。如果圣灵是道的作者,他肯定比我们更知道该如何去解释它。让他来做道的解释工作。你知道他解释这道的方式吗?如果你是来参加医治聚会的,就不要错过这些事。瞧,不要错过这点。他如何解释呢?藉着这个:藉着印证它,使它成就。

29

66那就是耶稣所说的。“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说我是谁的就是这经。它们是那讲到我的。谁能定我的罪,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罪就是不信。“我若不行指着我写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我若行了那些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因为这道讲到了它。”瞧?那是日常的常识。呐,神的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译注:此处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直译;罗11:29]。我们知道圣经是这么说的。是这样的。

30

67离现在几乎有两年了。一天早上我在房间里走,在椅子上坐下。神会把一只动物也包括进去,这似乎非常奇怪。像某个宝贵的弟兄对那个天上的异象和我被提上去的事所说的;我相信我在某个聚会上曾经讲过这事。那天他写了一封信给我,说……《商人之声》刊登了它,说:“你的异象和你被接到那里,这都是没问题,伯兰罕弟兄。但是,听着,本来都没问题,直到你说你曾经骑过的马走过来把头靠在你肩膀上。”他说:“天上没有马,伯兰罕弟兄。天国是为人预备的,不是为马。”

“哦,”我想:“通常你看到任何像那样的人,你不得不解释一切;他们只是想要挑刺。瞧?不管怎样你都无法解释神。你只能相信他。但这可能会安慰他的。”
我说:“弟兄,我从未说过我是在天国。在异象中我问他们耶稣在哪儿,他们说他仍在比那更高的地方。我是在一个像乐园的地方。但这点可能会对你有帮助,圣经在《启示录》里说,耶稣从天上的天下来,骑着白马,天上的众军都骑着白马跟着他。所以,天上的天那里,必定是有一些马的。”
31

神对一切都很关心。他关心你所做的小事,或你所做的大事。他关心你怎么照看你的一小群人,或你们其他人怎么照看你们的一大群人。他关心。

不久前我的一个著名的好弟兄……我们一起去到某个地方钓鱼。我聚会完了,去休息一下。我们一直都用蜗牛钓鱼,我们钓到了很多鱼。那天晚上我们在放鳟鱼线,我们用光了鱼饵。下午晚些时候我出去钓到了一些小太阳鱼,这些小东西。瞧?大的太阳鱼你可以吃它们,但这种只能做小鱼饵。我抛出鱼线,摔出鱼线钓鱼,把鱼放在一个桶里,我正坐在那船上时,就有东西临到了我。
这个小伙子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的哥哥刚得救并被圣灵所充满了。所以,这两个小伙子与我们在一起。我正在钓那些鱼,我们大家都在钓,就有样东西临到了我。我说:“你知道,将会有某个生命的复活,像是一个小动物。”瞧,小动物……
32

你们许多人记得以前所说出的道,说有一个被汽车撞死的小男孩会从死里复活。杰克·摩尔弟兄今晚就跟我们在一起,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也在芬兰。瞧?你们这儿许多人还记得我讲过这件事,告诉你们记在你们的书上。

注意。伍德弟兄转过身,班克斯·伍德弟兄(他的儿子得小儿麻痹症被医治了),他转过身,对他的弟弟说:“你注意,有件事就要发生了。”我继续钓鱼。你瞧?我们用鱼作饵料装在线上。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钓到。第二天早上我说:“那里有很多太阳鱼。”
他说:“喂,顺便说一下。你不是说将会有某种生命的复活吗?”
我说:“是的。”
33

我告诉你,当我离开家时他们……我的小女儿……我们有点……如果你想养猫,你们可以养,但我怕猫。我不喜欢你在它们周围的那种怪怪的感觉。所以,我们家周围没有猫,我相信猫能意识到我怕它。我爸爸也怕猫。因此,我的小女儿也知道在我们家的周围不可以养猫。

我的小女儿同另一个小女孩沿着巷子走下去,她满脸忧愁地回来,说:“爸爸……”
我说:“什么事,宝贝?”
她说:“有人做了一件可怕的事。”
我说:“是什么事?”
她说:“巴不得你知道。”
我说:“哦,告诉我吧。”
她说:“有人把一只可怜的猫扔在了巷子里。那小东西快要死了,几乎都不会走了。爸爸,如果我们喂养它,照看它,你会介意吗?”
我说:“当然不。如果你想喂养它,可要小心。不要让它抓到你。”我说:“让我看看那猫。”
所以她们把猫带来了,我找到一个箱子,当然,第二天我们就有了一大堆的小猫。
34

所以,我的小儿子,当我离开时,小约瑟正在看着那些小猫。哦,他认为它们很可爱,你知道,到处爬。你知道,他就把一只猫抓在手里,他捏得太紧了一点,就把猫掉到了水泥地上。小家伙就开始不停地翻滚。我想:“哦,天哪。”

我想:“哦,当我回家时,可能是那只小猫……”你们都记得负鼠的故事。我想:“可能是那只小猫。”所以,那时我们正坐在一个小河湾里钓鱼,钓到了这些相当大的太阳鱼,又把小的扔回去了。
35

莱尔弟兄,班克斯弟兄的弟弟,用一根有线轴的鱼竿钓鱼,很大的鱼钩,上面有一大堆的虫子。他让那条太阳鱼把鱼钩吞进肚子里去了。当他把鱼拉上来时,他说:“我希望你看看那里,”只有大约这么长。他无法将鱼钩取出来,我猜,没有别的法,只能把线剪断。他想留住他的钩。所以他就扯出了鱼的腮、内脏等等,像那样,把鱼扔在了水面上。鱼抽搐了三、四次,就浮在那里了。他说:“你可是玩儿完了,小家伙。”

我说:“莱尔,当鱼开始咬钩……找个比那小点的鱼钩。当它开始咬钩……用这个飞蝇竿,当它开始咬的时候,在它吞进去前就把它钓起来。瞧,在它吞钩之前就钩住它的嘴。”我说:“这样钓鱼才叫做运动。”
“哦,”他说:“我拉错了。”他就继续钓。他试了几次,有三、四条都错过了。他放下鱼杆,说:“我就让它再吞下去吧。”
36

所以这条小鱼在水面上漂了一段时间,哦,我猜有三十分钟。浪开始涌起并打过来。我说:“哦,我们得赶快离开了。我们现在钓了一桶鱼了。我们得离开了。”我站起来,把钩摔到那些荷花的叶子上,然后又把它拉下来;那里有一些大红腹鲮鱼。我就开始把饵从荷叶上拉下来,你知道,把饵抛在浮叶上,再把它拉下来,你们熟悉钓鱼的男人和女人都知道。当我开始那样做时,突然有东西从那些小山上降下来,就像一阵风刮了过来。它落在我身上。我就丢下鱼竿,在船上站了起来,往四处观看。我听见一个声音说:“你看见了那条小鱼吗?”它就躺在那里。

我说:“你看见了那条小鱼吗?”跟他所说的一样。鱼的鳍都僵硬了,它躺在水面上有半个小时了。现在这本圣经就打开着。瞧?
主说:“对鱼说话,把生命赐还给它。”
我说:“小鱼,奉主耶稣的名,我把生命还给你。”
那些人就站在那里看到,小鱼就翻过身来,钻进水里去了。他们都快要晕倒了。莱尔用水洗洗脸。他说:“我过会儿就会醒过来的。”他说:“我知道我正在做梦。”
我说:“你不是在做梦。”就在同时,我猜我的祷告名单上还有三十或四十个痉挛的小孩子。神从那些痉挛的小孩子身边越了过去,却让那条小鱼活了过来,这是要表明神关心一切。
37

为什么神用他的能力来咒诅一棵无花果树,而当时地上却有几千个麻风病患者呢?他越过了那些麻风病患者,却走过去咒诅了一棵无花果树,说:“没有人会再吃你的果子了,”无花果树就枯萎了。用他的能力表明他关心树,他关心鱼,他关心你;他关心我。他关心要确保他的道得以彰显,他正依靠我们来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他的代理人。在我们自己里面没有什么,乃是他,我们要交出自己,与他同行。

38

那天早上看见了一个异象。我看见一头大动物躺在山坡上。哦,它有一对庞大的角。在这个异象里我正在打猎旅行,大约是白天十点到十一点。我悄悄地过去射中了那头动物。

在回去的路上,一头庞大的大灰熊站起来攻击我,我又射中了它。后来我看见他们在量那对角,一只小手伸过去拿角,把卷尺放在角上,从角的主干到角的顶上量了有四十二英寸,四十二英寸高。
我从未见过任何像这样的动物:它的角上有巨大的分叉,然而它样子像一头鹿。但它……哦,它相当于两、三头鹿。我从未见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我说:“或许有一天它会成就的。我只要把它记下来。”
39

我同我的一位朋友去到肯塔基州,迈纳·阿根布莱特弟兄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忙吗?”

我说:“还行。”我说:“我在我的……我现在有两个星期。我正在度假。”
他说:“跟我上去加拿大和阿拉斯加。我们想在安克雷奇组织一个商人团契分会,还有弗尔班克斯。”
我说:“听上去不错,如果我能找到时间去的话。”
他说:“好,伯兰罕弟兄,如果你要去,我告诉你,我们会让你有一个很好的狩猎灰熊的旅行。”
我说:“哦,那听起来很好。”我想:“哦,哦,就是这个异象。
40

106是的。一次很好的狩猎灰熊的旅行。“我说:”那听起来很好。虽然我不是为了那个去的,但我们到了那里时,一些向导想要免费带我出去,我会很高兴去的。“于是他说:”好,他们会这样做的。我们都安排好了。“

我说:“等一下。让我为这事祷告一下。”
那天我去到树林里,每一次我祷告,却总是离得更远了,完全离开了异象。我想:“这真是奇怪。”两天后,我打电话给阿根布莱特弟兄,我说:“不行。”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把事情都安排好了。”
我说:“不要那样做。圣灵谴责了这事。”我就把异象告诉了他。我说:“我不知道,阿根布莱特弟兄,但很奇怪。他不让我去那里,然而,听起来好像就是这个地方。”
他说:“呐,我们都准备好要走了。”
我说……你们许多人都会看见阿根布莱特弟兄。他现在要来这里,这次聚会后就准备跟我去海外。所以你们可以问他这个故事。
所以我们说……我说:“不,我真的不能这样做。圣灵吩咐我不要……”
41

111最好是顺服,不管看起来有多好。若主愿意,明天晚上我要传讲类似那样的事情。所以,记住,不管看起来有多好,如果神不在其中,就远离它。不管看起来多么迷人,都要远离它。不管看起来会多么亨通,如果神不在其中,就要远离它。要远离它。若主愿意,明天晚上我们想要传讲那点。

后来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儿子比利对我说,他说:“爸爸,你知道去年春天你去上面打猎时,随行的那个名叫索斯威克的猎人吗?”
“哦,”我说:“是在育空下面吗?”
他说:“是的。”
他说:“这里,他有一封信给你。”他就是埃迪·彼是羔弟兄,是那边西北地区传道人协会的头,一个非常好的小伙子。可能他就在这场聚会中。他这次计划到这边来,很好的小伙子。他有一个很好的家庭。他现在是去克里族的宣教士,克里印第安人。我去年秋天跟他在一起,哦,应该说是去年夏天。
42

埃迪想要带我去巴德那里,巴德是个被他带领悔改归主的人。他的妻子是一个坚定的五旬节派信徒。巴德是个农场主,刚刚才进来。巴德分到了地,他们把印第安人赶了出去,将他们安置在保留区,一块用来打猎的大领地,大约有六……哦,我猜他有大约三百平方英里或者更多,在那周围,是加拿大政府分给他的一块领地。

43

那个春天,当我上到那里时,我们聚会完后去打熊。当我们五月份……但奇努克风来了,挡住了我们。我们大约有……他从未听说过任何关于聚会的事,埃迪不断地向他灌输关于聚会的事。

他说:“你不会告诉我,说今天神还在显明自己,并在事情发生前就显明要临到的事吧?”
埃迪说:“绝对是的。”
于是他就不断对我说话。他说:“你知道,我有一个兄弟得了癫痫病。只要你能去到那位兄弟那里,我相信……如果我能把他带到你的一场聚会中,我相信他就会得医治的。”我说……他说:“他得了一辈子这病。”
我说:“或许会的。”
你知道,那里每年那个时候,天都不会黑的。太阳只是落下。哦,你可以……任何时候,半夜,一点钟,你都可以站着看报纸和任何东西。你瞧?五月下旬左右太阳从不下山。它才刚落下,大约下去十分钟,就又回来了。所以我们……我们什么时候累了,就躺下来。
44

后来在出去的路上,我们遇见了一群印第安人。哦,我在那儿碰到了老酋长。他们让他留在那里,因为他有两个孩子。他们把孩子、亲人葬在圆木里,某种的宗教,把他们挂在树上。所以他们便让那个家庭留在那里。很好的老人,九十多岁了,坐在他的马鞍上,就像他的一个儿子一样稳健。

我们第二天就离开了,他说:“现在没有办法过去了。翻过山,走这边。”哦,要走一百英里才能开辟一条小道。我们不能那么做,天太晚了。我们就开始动身回去。
45

在回去的路上……巴德有一群小马,其中一些马陷入到了沼泽地里。我边走边谈话,埃迪和我……巴德骑在领路的马上,想要挣脱出来。我们有二十一匹马。我拿绳子套住了一匹马,把它拉出来。它一出来,我自己骑的马就陷进去了。我从那里挣脱出来,浑身是泥,你知道。过了几分钟我骑上马,像那样把泥巴从衣服上擦掉,就出发了。

就在我翻过那座山之前,来了一个年轻人。我看见他。我在马鞍上往后仰,让马停住,我看见他癫痫病发作,反反复复,满嘴泡沫,变得很狂傲,把什么都撕碎了。后来他安静下来。我看见了一个旧火盆。我看见他的衬衫烧着了。
46

埃迪大约在我前面有半个街区远,想要拉另一匹马。这匹小马从小路上跑走了,跑到了那里,把背上的包裹都掀掉了,给踢掉了。我跑到埃迪那里,我们让马安静下来。我说:“埃迪,我有主如此说要给巴德。”

他说:“伯兰罕弟兄,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一个异象。我看见了他的兄弟。”
他说:“哦,去叫他。”
我说:“拦住这些马。我骑马赶上前,跑到这些马旁边,看看我能否把它们赶到山坡上。”我像这样骑马跑到悬崖旁边,把他拉上来,上到那里。我把手按在马鞍上。
我说:“巴德。”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兄弟……”描绘了他。
他说:“是的,谁告诉了你?”
我说:“没有人,主刚把他显给我看了。”
我说:“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
他说:“当然信,伯兰罕弟兄。”
我说:“派人下去……”离文明大约八百英里远。“叫你兄弟上来这里。他第一次癫痫病发作……”我说:“他从大约两岁起就得了这些病。你可能不相信,但这是遗传。你祖父也有。”
他说:“那是事实。是的。”
我说:“当这个男孩发作时,你就扯下他背上的衬衫,扔在火里,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并照着他的道这样做。’他就永远不会再发作了,只要他相信。”
他就举起手,开始尖叫起来。他说:“我从未见过这事成就,但你的确告诉了我,我的兄弟是什么样子的,告诉了我关于我祖父的事实。”
我说:“是的。”
47

我们离开后,他派人叫来了他兄弟。那天早上他要出去开一条小道。他兄弟坐公交车上来,去到我们前面的一个地方,他一个星期沿着阿拉斯加公路上来两、三次。他过来。巴德的妻子莱拉,一个小个子,小妇人,大约像一条洗过了一家衣服的肥皂那么大,只是个小妇人。有五个孩子,一个甜美的小妇人。巴德出去备马,因为他要开条小道,好让我们能跟着他的猎人回去。

48

134他一走,他兄弟在那里还没等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就发作了。他们在一个破旧的营地宿营,是美国人建公路时搭的。他们有一个很大的旧火盆当作炉子。小莱拉……他兄弟发作的时候很粗鲁,莱拉被他吓得要死。她会从窗户跳出去等等,好避开。她开始要跳出去,她就想起了所说过的话。她参加过在道森克里克的一场聚会。她就冲到那里,骑在这个大家伙身上,扯下他背上的那件衬衫,叫喊着,他白衬衫的钮扣等等都给扯下来了,走向炉子,说:“我奉主耶稣的名并照着主所告诉我们的话这样做。”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发作过了。问题解决了。

49

他叫人请我去免费打猎。我总是找那些免费的事,你知道。所以我想……我说:“好,我要去。我要看看主是否要让我去。”我祷告,还不等我祷告,一切就都开始朝那个方向在发展了。我带上了弗雷德·索斯曼弟兄。他就在聚会的什么地方。你在哪儿,弗雷德?就在那里。是的。他是我们教会的一位理事。弗雷德弟兄知道这件事在事发之前三个月就讲出去了。对吗,弗雷德弟兄?

我猜辛普森弟兄。今晚房子里有多少人知道事发之前就讲出去了?请举手。看到了吗?在教会面前准确地说出了有什么要发生。我不知道是否这就是时候了。
50

于是我上到了阿拉斯加公路,弗雷德弟兄在一个朋友家里停了下来,去打驼鹿。那里离有驼鹿的地方太远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盘羊生活的山区。我们……我拿了一支粉笔或泥土,在挡风玻璃上画。我说:“弗雷德弟兄,如果就是这个时候,你要准确地记下将要发生的事。”他记住了。

我继续上去。那天晚上我们到了营地,巴德说:“伯兰罕弟兄,”他拥抱我,跳上跳下,说方言,叫喊,你知道。他说……他也是一个粗犷的老牛仔。尽情赞美神。他说:“你知道吗,伯兰罕弟兄?我兄弟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发作过了。他完全正常痊愈了。”一年前。
我说:“只要他相信,就会继续那样的。”我说:“告诉他要把生命交给基督,并在他余下的年日里事奉他。’再也不要去犯罪了,不然更糟糕的事就会临到他,’明白吗?”我说:“告诉他现在就那么做。”
51

我说:“我有另一个异象。”我就把异象告诉了他。我说:“有几个小伙子跟我在一起。我们是在打猎的旅途中,他们都是个头小的人。其中的一个身上穿着绿格子衬衫。”

他说:“哦,”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说:“我没有绿格子衬衫。”他儿子布莱恩,有十八岁,说他也没有绿格子衬衫。
埃迪·彼是羔,另一个小个子,体重大约有一百一十磅,他说:“我也没有绿格子衬衫,伯兰罕弟兄。”
我说:“哦,”我说:“动物……”
他说:“那是一头什么样的动物?”
我说:“样子像鹿。”
他说:“这上面没有鹿;太高了。”他说:“或许是驯鹿。”
我说:“驯鹿只有板状的角。”
他说:“是的。”
我说:“而这头鹿的角是叉子状的。”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要去的是盘羊的区域,不是鹿之类的区域。”
我说:“或许是另一次的旅途。阿根布莱特弟兄……可能是阿拉斯加的什么地方,”我说:“因为那是一头庞大的灰熊。”
他说:“是什么种类的灰熊?”
我说:“毛尖银灰色的。”那是所有灰熊中最出名的。
他说:“我是个向导。我一辈子都在这些树林里。我从未见过一头毛尖银灰色的。我见过常见的灰熊。”但他说:“我从未见过一头毛尖银灰色的,一辈子从未见过一头。”
我说:“但肯定在什么地方有一头,而且我会打到它的。”
他说:“我会说那是真的。”他说:“我会那么说。”
52

三天后我们启程。我们宿营的地方已经越过了林木线。愿神帮助我,如果他们像那样一直存留到千禧年,那在千禧年的时候就让我生活在那里。我实在喜爱沐浴在那种自然界中。哦,任何人若不能在那里看见神,就是耳聋眼瞎的哑巴。看到神在那些高耸的山峰里反射自己。哦!深渊向深渊呼唤,我在上面度过了一段荣耀的时光。

53

我们上到了一座山。你必须得像那样笔直地走,上到山上。哦,没有树木,你所看到的只有驯鹿苔藓。我们大约看到了三十或四十只羊。没有一只大到能够开枪打的。羊角只弯曲了一半,或弯曲了四分之三,既然我去到那么远的地方,我就想要打一只够大的带下山。所以我们……我向下往回走。第二天我们动身过河去,埃迪穿着一双大鞋子,跳过去时掉进水里了。

上到山腰,巴德停下来,说:“借你的望远镜用一下,比利。”我就把望远镜给了他。
我们走了一会儿,谈论主,叫喊,在山腰跑上跑下,度过了何等荣耀的时光。跟弟兄一起去打猎旅行实在是很好。
54

于是他拿我的望远镜看。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的老公羊在那里。大约有八只公羊躺在约有六英里远,就在另一座山峰顶上。看看它们。看到它们在一起了吗?”

我拿起望远镜,我说:“我要说,它们就在那里,是的。”
他说:“我们最好往回走,早上大约三点动身。我们应当会在大约九、十点到达上面。老公羊会躺下来。那正是时候。”
我说:“另外那些在旁边走的东西是什么?”
他说:“那是北美驯鹿。”
我说……你知道,六英里远,很难说出它们是什么样子的。
55

从那里起,直线六百英里的距离内,甚至连条小路或小径都没有。当你到达西海岸,你走大约八百英里到温哥华,这中间甚至都没有一点文明。沿着这个方向走,下一个文明是安克雷奇,大约有七、八百英里远。从这个方向回去,你会碰到一个小城,黄刀城,从那里你坐小船一年一次能去到爱斯基摩人那里。再往上走就到俄国了。所以真的就你一个人了。

神在那里就可以真正安息了,远离我们给他惹的一切的麻烦和试炼。所以我喜欢上去那里,在神安息时跟他交谈。你明白吗?就像昨晚所讲的在船上一样。
56

当我们向下往回走……第二天早上我们一大早就动身。大约八点我们穿过了爬蔓草等等,到达了山顶。在上去的路上,来了一头母驯鹿和一头挺大的公驯鹿,往山上走,头上有很大的板状角。我说:“这是我在野外树林里看见的第一头北美驯鹿。我以前从未走到这么高。”

他说:“是的,那是一头北美驯鹿。”
我们就走上山去看。羊不在那里。所以巴德和我到处走,埃迪开始到处溜达,巴德的儿子布莱恩也到处观看,寻找猎物。我们走到那里,哦!我大喊着:“荣耀归神。”我往下看,那里有大雪所覆盖的山岭,雪下面是黄色的驯鹿苔藓。再下面是常绿林,也就是矮小的云杉。再往下面一点,是红色的灌木丛。在那下面一点是黄色的颤杨,一切都倒映在下面的湖中。哦。
57

巴德和我彼此拥抱,在那里跳起了快步舞,叫喊,呼叫,赞美神。我们拉着对方的手坐下来,赞美神,太高兴了!我猜大约有两个小时。

我说:“喂,不知道埃迪怎么样啦?”我们称他“城里人”。于是我们就往回走,翻过山岭。我说:“他不可能在这山上迷路。”
他说:“不会的,布莱恩在那里的什么地方,他是个印第安人。”
于是我们到处观看,我看见一个摄影机放在那里。我说:“那是埃迪的。”我回头往山下看,我走到这边,他去了另一个方向。
埃迪“嘘,嘘,嘘。”他正在悄悄接近那只公驯鹿,他想把驯鹿带回去,把它拿给他所宣教的印第安人朋友吃。所以他打了驯鹿,我们出去,把它剥干净了。
58

我们往回走,大约到了一点钟,我们又找到了我们的坐骑,到了离它们所站的地方半英里远的地方。我们站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想步行吗?”

我说:“我肯定想。”
他说:“如果我们攀登这座山……那些公羊走这边去了,可能进了其它的山坳里。如果没有,它们就是从另一边回去了。让埃迪他们回去,顺着这个洼地下去,牵着你我的坐骑,把驯鹿带回营地。我们从这儿上去,到达那个地方。我们应当会在今晚十点或十一点左右到达。”
我说:“很好。我们就这样做。”
59

我们就站在那里。我们每人吃了一罐沙丁鱼,我们每个人,我们把这沙丁鱼埋在了苔藓下面。我们把面包放在衬衫里。我们出汗了,以至面包都变成了一大团。但它很好吃。当你饿了,就没问题了。我们站在那里。

我正在四下观看,我通过望远镜观看,我说:“巴德,瞧这里。那边是什么?”大约有三英里远,那头驯鹿就躺在那里。是一头古怪的驯鹿。不是板状的角,而是大叉形的角。我说:“你记得吗?瞧这里。那正好是异象里的场景,那头动物就像这样躺着。”我说:“只有一样东西能妨碍异象,就是要有一个穿绿格子衬衫的人。”埃迪正穿着一件绿格子衬衫站在那里。我说:“我还以为你没有呢。”
60

他说:“一定是我妻子把那衬衫放在箱子里。我昨天掉进了水里,所以不得不换件衬衫。”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也不知道她把那件衬衫放在那里了。我很抱歉告诉了你错误的事。”

我说:“你必须得那么做,孩子。”
哦,巴德开始叫喊。他说:“伯兰罕弟兄,你可以站在这里离它三英里的距离打中它,能吗?”
我说:“根据异象,我是在离它很近的地方。”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跟你说,你怎么去到那里呢?”
我说:“我不知道,但我要去到那里。”
于是他说:“你怎么过去呢?”
我说:“绕过这片广阔的地方。”
他说:“那是页岩。如果你滑倒了,你就会……一霎时几千吨的雪就会压在你身上。”
我说:“主会看顾这事的。异象中我就是那样过去的,绕到旁边。”
他说:“那我跟着你。”他就来了。
61

这些小伙子说:“我们就留在这里,直到我们看见你打到了驯鹿。”他们说:“然后我们……我们会下去,牵着马继续下去。我们会在河谷的尽头与你们相会,哦,大约是下面四、五英里。”

他说:“好的。”
于是巴德和我,我们起身,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绕到了旁边。那头驯鹿就躺在那里,看着我们,却没看见我们,它必定是睡着了。我们翻过一个山坳,走上来,走到离它三十码的距离。这头庞大的动物躺在那里。它从那里站起来,我打中了它。
62

我们坐在那里,像那样取下它的角等等,巴德说:“你说这些角是四十二英寸?”

我说:“绝对是的。”
他说:“伯兰罕弟兄,它们一定有一百四十二,”大大的头。
我说:“不,刚好是四十二。”
他说:“我下面有一把卷尺。”
我说:“你怀疑吗?”
他说:“不,先生。”
他说:“等一下。你不是告诉我,在你回去之前会打到一头大灰熊吗?在你回到那个穿绿格子衬衫的男孩子所在的地方之前,会有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熊吗?”
我说:“那是事实。”
他回头向山下看。瞧,没有一样高的东西,什么也没有,你所看到的只有苔藓,绵延几英里,平缓的山丘都是苔藓。他说:“伯兰罕弟兄,它在哪里呢?”
我说:“神能预备一头,他那么说了。”我说:“你怀疑吗,巴德?”
他说:“不,先生。”
往山下走,就像这样下山,他背一会儿来复枪,我背鹿头,然后再调过来。我们必须得侧着身下去。那对大角划在苔藓上。我们离那里不到一英里了。我们停下来,四处观看。他说:“那头熊最好该露面了,不是吗?”
我说:“你担心什么呢?”
他说:“没什么。”
63

我们继续走,直到我们遇到了一条流淌下来的冰河。我们就坐下来,凉快了一下。他说:“伯兰罕弟兄,想一想。再走不到半英里,我们就要遇到那些小伙子了。而在这之间的某个地方你要打死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熊?”我说:“是的。是的。”他说……我说:“你在怀疑,巴德?”

64

他站起来,拉住我的手,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兄弟从那天一直到今天都再也没有发作了。”他说:“能将我兄弟的事告诉你的那位神必不会对你说谎。”

我说:“巴德,它必定会在那里的。”
他说:“它会从哪里来呢?”
我说:“我不知道。”但我说:“巴德,我五十二岁了,”我接着说:“我从小孩子的时候就看见异象。我看见了这头驯鹿被杀。你看看它的角是不是四十二英寸。同一个异象说,在回到跟我们一起的同伴的路上,我杀死了这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能看见二十英里远。”
他说:“神得把它从地里拉出来,或者从天空中将它降下来什么的。”
我说:“你不要担心。它一定会在那里的。”
65

我们又走了大约一百码。他都快累垮了。这头战利品有大约150磅重。从山上下来,把它放下来,他说:“咻,我快要累死了。”

我说:“是的。”这时我们走进了一片矮小的云杉,大约这么高,有几只松鸡在到处飞,还有母雷鸟。我就像那样朝它们扔了几块石头。
他说:“你吃过那些雷鸟吗?”
我说:“没有,我相信没吃过。”
他说:“它们很好吃。像松鸡一样好吃。”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脱掉了黑色的大帽子,扇风,说:“那头老熊差不多该露面了,不是吗,伙计?”
我说:“巴德,你怀疑?”
他说:“不,我不怀疑。但是伯兰罕弟兄,我只是无法明白。”
我说:“我也无法明白。那不是让我明白的,而是让我相信的。”阿们!天上的神知道这些事是真的。如果它不是真的,我会站在这里这样说吗?
66

我开始转过身,把来复枪给他,我拿起驯鹿的头,转过身时,我说:“巴德,你脖子上挂着望远镜。那站在山腰上的东西是什么呢?”

他举起望远镜,说:“哦,天哪!如果那不是某个人的奶牛……”这地区没有那样的东西。他说:“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灰熊。天哪,看看金色的阳光照在它身上。它是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熊。你说它有多远?”
我说:“大约在上面两英里远。”我们快要累坏了。他说……我说:“我们等什么呢?我们去吧。”
他说:“你肯定能打到它吗?”
我说:“我肯定会打到它的。”
他说:“你用的是什么枪?”
我说:“不,不用担心那个。”那是几年前某个弟兄在一次聚会中送给我的一支小口径枪。我说:“一支便宜的点270枪。”我说:“好的。我拿……没问题的。”
67

我们越走越近,我们走得越近,那头熊看起来就越大。瞧?哦,它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大堆干草堆在苔藓上,你知道,它站着。这头巨大的庞然大物,头大约有这么宽,你知道,大嘴巴突出来,巨大的脚掌。它像那样撕扯着这些蓝莓枝子,你知道,在吃蓝莓。巨大的家伙。

我们离它大约有八百码。
巴德说:“喂,伯兰罕弟兄,你以前打过灰熊吗?”
我说:“巴德,我打过很多黑熊,但以前从未打过银色毛尖的灰熊。”
他说:“你知道,银色毛尖的灰熊是所有熊中最好斗的。”
我说:“是的,我明白这点。”
他说:“它不知道死是怎么回事。”
我说:“哦。”
他说:“不要……你多远……你要离它多近才开枪?”
68

现在你们去问他。给他写封信。我会给你们地址。他说:“谁想要写信,让他就那些事的任何一件写信给我,让我来告诉他们。”

我说:“哦,”我说……
他说:“现在吗?”
我说:“不,不。巴德,我离得比这更近,我是在靠它很近的地方。”
他说:“我们现在相当近了。它随时都会攻击的。”
我说:“我知道。”但我说:“巴德,”我说:“没关系的。”
他说:“当你射熊时,伯兰罕弟兄,你射在背上。你得把它打倒,因为它会继续进攻,那它就不能起来了。”
我说:“不,根据异象我打中了心脏。”
他说:“我希望你不要在这件事上弄错。”
我说……我说:“我不会的。”我说:“我记得这点。”因为在异象中,你是在……你是在一个意识中,两者……正如我们那天晚上解释的,你是在两个里,你忘不了。瞧?就是这样。
69

我们爬到,进到了大约两百五十码远,我们翻过了最后的山沟。我说:“现在差不多了。”

他说:“看看那头熊,它太漂亮了!”
“是的,我猜它是。”我说:“好的,巴德。当我从这里站起来时,它就会过来的。”我说:“你可要留意了。”
他说:“我会留意的。”
于是我把子弹装进了枪膛,你知道。我们下到了这个山沟里。就在我站起来的时候,熊过来了。我站住,开枪了。这头……听起来就好像是一支玩具枪打中了它。伙计,这丝毫也没有阻止它。就在……你谈到速度,我从未看见任何像那样的东西。它们跑得比马或鹿等等更快,你知道熊竟然能跑那么快!它像那样跑下山,向我们冲过来。在我把另一颗子弹装进枪膛之前,熊就倒下死了,离我大约有三、四十码远,翻过身来死了,心脏、肺等等都从它身上打飞了。这是一颗诺斯勒牌的子弹。你们自己装子弹的猎人都知道。把它打爆了,它倒下了。
巴德站在那里,朝那边看,嘴角发白。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可不想要它爬到我的膝盖上。”
我说:“我也不想。”
他说:“咻。”
我说:“老兄,事情结束后我想要说,如果这不是那些异象中的一个,并且我以前看见了它们发生,我决不会同你走到离那头熊这么近。”
70

我们没有一个人能移动它。我猜它大约有一千磅重。庞然大物。我们不能清理它,不能给它剥皮。我们开始下山,巴德说:“伯兰罕弟兄……”我拿起驯鹿角。他说:“如果那些角刚好四十二英寸,我真的会晕倒的。”

我说:“你最好现在就晕倒,因为一定是那样的。”
他说:“我从未看见过……这对我来说就像做梦一样。”
当我们下到了那里,我对埃迪说。我说:“你注意看。布莱恩会把他的手……”你记得,在那角旁边有一只手。记得弗雷德弟兄,我告诉你事情将会怎样。我对埃迪说:“你注意看。”
所以巴德说:“等一下。”他把马牵到那里去了。我们身上带着熊,你知道,那些马会把什么都挣断的。你知道,当它们嗅到灰熊或任何熊的味道时会怎么样。于是我走到那里尽量拉住马,坐骑想要跑开。
71

他走过去,拿了卷尺,走到那里,像那样看着我。他说:“过来,布莱恩。”我捅了一下埃迪。布莱恩把卷尺放在鹿角上。天哪,正好是四十二英寸。那些角干了后,会收缩近两英寸。那头灰熊就摆在我的书房里,角挂在墙上。制作标本的师傅把它们做好了,把它们做好了。有一把卷尺挂在角上,正好四十二英寸。

72

呐,神为什么要告诉一个人像打猎旅行那样的事呢?当我回来时,妈妈生病了。我去看她。她说:“比利。”瞧,神在鼓励我,让我为一些事而做好准备。

我说:“妈妈,主总是医治了你。”
她说:“比利,我要回家去看爸爸了。”
“哦,”我说:“妈,不要那样说。”
她说:“是的,我要去了。”
我为她祷告,弗雷德弟兄和所有坐在这里的这些见证人都知道。
接着,你们知道,他们就让她住院了。医生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病。瞧,我就出去为她祷告。她说:“儿子,我要走了。”不管怎样,我妈妈是那种有点刚强的女人。
73

一天,那之后,过了几天,我走了进去。她站在那里,抬头望向天空。她说:“比利,我看见你了。”

我说:“哦,肯定的,妈妈。我看见你就在这儿。”
她说:“哦,你太老了,比尔。你的白发和胡子都结在一起了。你手臂抱着十字架向我伸过来。”
当时我就清楚,这就是了。你们这儿的弟兄们都知道那是事实。第二天是星期天。我正在讲道。他们叫人送话给我:“你的……”我说:“我不相信妈妈要去世。我的家人离世,神总是指给我看。但我妈妈,神从未指给我看任何跟它有关的事。”一个消息传了进来,当时我正好讲到了信息中间,就像这样。
有人进来,说;“马上去见你妈妈。打电话给她。她此刻就要死了。”
我说:“死啊,不许碰她。神的道比那个更重要。”
74

这人就坐在这里,是博德斯弟兄。聚会结束后,我就出去看我妈妈。我遇见了博德斯弟兄,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不到六英尺,但我今早看见了一个十英尺的男人站在讲台上。”

我说:“博德斯弟兄,神会为我妈妈看顾一切的。”此后几天,他们叫我去到病房里,她真的要走了。孩子们聚集在一起,站在床边。我说:“妈妈,你真的要走了吗?”
她说:“是的。”然后她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我不断告诉她:“妈妈,耶稣对你意味着什么?”我还记得很久以前在河里奉主的名给她施洗。我说:“告诉我,主现在对你意味着什么。”
她说:“对我比生命更重要。”
75

我说:“妈妈,如果你要走了,我是你的儿子、传道人。我想从我自己就要去见神的妈妈那里知道。我想握住你的手,妈妈。”

她说:“我也想让你握着。”我一直都握着她的手。
她不能说话了。看起来好像她的脸都瘫痪了。我说:“妈妈,你再也不能说话了吗?”她不能回答。我说:“听着。耶稣对你来说还是一样的吗?”
她可以点头。后来她到了一个地步,再也不能点头了。我说:“妈妈,现在耶稣对你还意味着一切吗?他一会儿要来接你,对你来说是一切吗?”
她不能动。我说:“妈妈,你只能做一件事了,你还可以眨眼睛。如果耶稣对你来说还是一样的,就像他过去那样,像那天我在河里给你施洗那样,就赶快眨眼睛。”她眨了眼睛,泪水像那样流下来。一阵风刮进来扫过了房间,妈妈就回天家了。
76

我回到家,去了殡仪馆,挑选衣服,哦,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必须做同样的事。孩子们都在哭,这里一个,那里一个。我说:“妈妈是顶梁柱。我们再也不会是一样的了。”道格和他的家人在这个角落,耶西和他的家人在那个角落。我们最近刚埋葬了霍华德。我说:“伙计们,我们要走了。”我说:“我们……我们不会再彼此见面了。妈妈是我们的支柱。”我说:“今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了。”

77

我们把妈妈的衣服挑出来后,夜间我回到家里。我回到家里。多米科太太……从芝加哥来的人,有谁认识她吗?她是布道会的一个非常亲爱的朋友。她给了我一本圣经,是那种有红字的圣经,上面有拉链。有人……当我传讲“羔羊与鸽子”那篇道时,他们就送了我两只鸽子形状的支架。我的另一个朋友诺曼弟兄,送给了我一个鸽子。博德斯弟兄给了我一个羊羔。我拿起圣经。美达正在一个角落里哭泣。

78

你们这儿所有的商人都知道,当我在牙买加时,我看见了我的岳母。我在牙买加的餐桌上告诉你们,说:“我某个没有牙齿的家人快要死了。我看见他们去世了。”就在餐桌上,迪马·莎卡林他们所有人都坐在那里。几个小时后,我岳母差点倒地死了,(瞧?)没有牙齿,非常准确。

我说:“我看见一个年轻人吐血。”我打电话说:“不要让比利……”这里有谁那个时候在牙买加的聚会上吗,在牙买加?是的,有两个。我说:“一定……比利,你不要上去那里。我看见一个年轻人吐血。”那是我的小舅子。他妈妈死的时候,他有一次大出血,这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打击。
79

那天正站在这里,我拿着这本圣经,说:“天父,我不知道。或许是你的爱,你没有显给我看她要去世。但我是如此的心碎。你愿意从你的道中给我一些安慰的话吗?”我说:“让我读到一些安慰我的话,”我就像那样让圣经打开,红色的大字就写在那里:“她不是死了,是睡着了。”[路8:52]我走进房间。我们去睡觉。

80

248第二天早上大约八点起来。他们去给妈妈整理遗容,要一直到中午,好让我们可以去瞻仰她。美达出去给孩子们预备早饭,小约瑟哭了,百加仍在一个角落哭,“我还会再看见奶奶吗?”

我说:“会的。会的,你会看见她的。她只是过河了,上了楼梯。”我说:“我们会再见到她的。”你知道,她爱那些小孩子们。
所以他们都在哭,“今天下午我们能再看见奶奶吗?”
我说:“你们能看见她所住的身体,但奶奶已经上去与你们的外祖母和那些在天上的人在一起了。”你知道,我的小儿子约瑟理解不了这点。他还理解不了这点。
他说:“那今晚奶奶会再下来吗?”
我说:“不,不会。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但当耶稣来的时候,她会回来的。”
81

我站在那里,我转身走进了房间,当我走进去时(不要叫我解释它,没有办法解释它。)我看见自己正站在那里,就像我看着这群听众一样。我正在领唱。我从未那样做过。我根本不会唱歌。那里有一大群人。

在这边,这个会场是露天的,哦,我不知道你们会怎么叫它,有点像是在山下,有点像圆形剧场。队列排到了很后面,所以会场的后面必须是高起来的,这样最后面的人才能看到这里。但在中间只有像这样的三排。中间有一大堆的痉挛、残疾的小孩子躺在那几排里。
82

我穿着一套深色西装,正在唱“领他们归羊圈,领小孩子归耶稣羊圈。”我们在教会里经常唱这歌,尤其是在奉献小孩子的时候。那里有一个像名人坐的包厢,讲台离那很近。我正在领唱。突然,我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哦,不要试图想明白它,因为你想不明白。那时,我是在那里,但又是在这里。我不知道。两个碰到了一起,那是……

当两者碰到一起时,那是一件好事。我有一架相机。我走下去,不知道怎么拍照。我通过这东西观看,可以看见五、六个不同的物体。于是我开始聚焦。比利告诉我,说:“聚焦,它们就会成为一个。”你知道,那样做是一个好主意。当你要聚焦的时候,你看到的就是不同的东西了。用神的道来聚焦在神身上,你就会明白我是在讲什么了。但首先要让它聚焦。你明白吗?
83

我正站在那里观看,就进入了那个异象中。在那里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有名的人出现在那后面。他们是,我说……哦,他们朝名人包厢这里走来,所以他们朝这个方向走来。我想:“在那位女士走上来的时候,我要再唱一遍。”她穿着老式的衣服。

你们这里的一些女士会记得这点,她们穿的有点像是裙子,裙子一直垂到鞋带上,她们有整个的……就像这位女士现在穿在身上的,你们怎么称呼那些东西?上衣,上衣。就像这样的衣服,是长袖的。你们记得那些裙子吗?往上一直到脖子,有一粒像小钮扣一样的东西钉在里面。还有一顶大帽子,翻在这边。那些日子的女士,她们留着长发,所以她们就像这样把长发垂下来,头发上套着一顶帽子,你知道,里面钉一根别针,使头发不掉下去,因为她们得骑在马鞍上等等。
84

当这位女士走上来时,大家都很敬重这位女士。我想:“瞧,她会去名人包厢。”当时我正在说:“所有在这边的人,再唱一遍,’领他们,’在这边的,’归羊圈,’所有在中间的,大家一起唱,’领小孩子归耶稣羊圈。’”

当我那样说的时候,这位女士已经进了包厢,我能看见……当她进包厢时,大家都起立,有点像这样,向她致敬。她也向大家致敬。
我想:“哦,是我讲道的时候了,我要去为病人祷告。”我像这样走上讲台,包厢在右边,哦,就像坐在这儿的这位弟兄一样近,我像这样转过身。
85

我想:“瞧,等那位女士会向我低头的时候,我就向她致敬。”所以,当我转过身的时候,她已经像这样低下头了,我也像那样低下头。当我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她,那是妈妈:年轻,美丽。

我看着她。我说:“妈妈。”
她说:“比利。”
就在那个时候,在建筑周围开始电闪雷鸣,地大震动。一个声音说:“不要担心你的妈妈。她跟她在1906年的时候一样了。”
我说:“什么?1906年?”
我妻子美达说:“你怎么啦?”
我说:“亲爱的,1906年,1906年是什么?”
她说:“为什么?”
我说:“一个异象。我看见妈妈就站在这里。”
她说:“你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妈妈。”
她说:“真的吗,比尔?”
86

我说:“是的。她就站在这里,她美丽,主说……”我说:“她是一个年轻女子。”于是我就去拿出家庭的老档案。你知道她在1906年是什么吗?是我爸爸的新妇。那一年,她结婚了。现在她是另一位新妇的一部分,主耶稣的新妇。

某个地方来的人送给了我一枚五分的硬币,我就放在我的口袋里:1906年的。“他,圣灵,他来了,要把我所说的话启示给你们,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
87

那是怎么回事?打猎旅行只是要坚固我(你明白吗?),我所去过的最好的一次打猎旅行,知道这个巨大的打击……那是爱。弟兄姐妹,如果圣灵所显示的其它一切异象都是完全正确的……那必定是圣灵。圣经说,如果它成就了,那就是神。我们有的是一个何等的盼望!有一天,我们将要离开这个地方。我们要回到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再也不会死了。我宁愿知道那个,也不愿知道我要成为一位世界总统,并活上一百万岁。我宁愿知道我是在神的手中。

88

今晚我很高兴地知道,做了那个声明的同一位耶稣,两千年后他就在这里。瞧,他不能死亡;他是永恒的。他今晚跟他做了这个声明的那天仍然是同样的耶稣。他仍要证实那道,只要我们相信。你们相信那个吗?

“当他,圣灵来了,他不会凭自己说话。他要将受于我的话。”那是道。“要将这些事告诉你们。他也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
在《希伯来书》第4章,圣经说:“神的道更快。”谁是道?耶稣。“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甚至能刺入、剖开骨髓,连心中的思念都能辨明。”
89

278那就是我们的神。我们不是失丧的,朋友们。我们仍然在神的恩典中。我感到……讲到任何事,谈到过去式……正如我昨晚所说的,当那些门徒想要靠他们前一天所举行的聚会生活,盼望另一场聚会,却忘了那位创造风和浪的主正躺在船上。在那上面把那头毛尖银色的灰熊安放在那些山上的神,照着他的道,那熊被摆在地上作证……

如果你希望写信给那个人,只要写给巴德·索斯威克,S-o-u-t-h-w-i-c-k,巴德·索斯威克,英属哥伦比亚圣约翰堡,只要让他回信给你。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想要去打猎旅行,他会是一个很好的伙伴的。注意。他已经对整条路上的所有猎人讲了这件事,我相信下次我去那里时,我会同向导们举行一次真正的聚会了。是的,看到那些事照着它们的方式发生。
90

那是去年。现在是今年了。做了那个应许的同一位耶稣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来13:5]。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你相信吗?

有如此的确据,有如此被印证了的真理,确定的真理,除了想要穿出房顶被提,我们怎么可能还有任何其它的感觉呢?我们是不是让世界上的事把我们弄得太迟钝了?我们看到了如此重大、绝对被证明了是真理的事情。
91

在这里的每个病人,只要你能相信做出了那个应许的同一位,藉着同一位除掉了那个男孩、那个男人身上的癫痫病,他正是此刻在这里的同一位神。如果我能从你身上除掉它,我就会除掉它的,但我除不掉。他已经为你赎买了,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相信它。

如果男孩癫痫发作了,妇人说:“那件衬衫能做什么呢?”那或许在其他的任何人身上没有作用,瞧,只在他身上有用,因为那是差遣给他的。乃缦浸泡在河里七次,但别的人浸泡在河里,或许不能叫他们身上的麻风病痊愈。瞧?注意。主所说的是真理,是被印证的、完全的真理。
92

现在,要叫祷告队列已经太迟了。让我们……让我们停下来一会儿。让我们想一想:那是神所应许的吗?是真正的圣灵在做那件事。对吗?谁能说他不是圣灵呢?他是。“我与父原为一。”圣灵是他的父。“她将要生一个……她所怀的圣者是从圣灵来的。”所以圣灵和神是同一位灵,圣灵在他里面。

留意一个妇人触摸到耶稣的衣裳时,他做了什么?耶稣看着听众,看出了他们的心思。道不是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心中的思念都能辨明吗?他不是在《约翰福音》12章或《约翰福音》14:12应许:“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吗?它失败过吗,不是真理吗?
93

神在这里。他在这里要使这里的每个人都痊愈。他在这里要拯救每一个失丧的魂。在我做祭坛呼召前,因为我觉得被带领要做这个祭坛呼召,让我们求告主。你们有多少人愿意投降,说:“我若能……”或许这里有陌生人,说:“我从未见过一次那样的聚会。我听过人们谈论这些事,但我真的从未看见过。如果我能看见基督的同在进入会众当中,做他所做过的同样的事,这将会鼓励我的心。”那会鼓励你吗?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每双眼睛都闭上。让伴随着道的圣灵……

94

天父,我已经尽我所知道的……你知道我的心,知道这些人在这炎热下受煎熬,虽然他们拥挤着,站着,但他们非常有耐心。我能想象那天也是同样拥挤的人群站在岸上,听你从船上说话。当时你告诉他们:“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路5:4-5]不是看看那里有没有鱼,鱼就在那里。

那个使徒说了多著名的话:“主啊,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当他们顺从你的话,他们就捕到了许多鱼,甚至网都要破了。
95

主耶稣,毫无疑问,那天早上很多妇人撇下她们的洗刷,很多男人撇下他们田里的庄稼,很多渔夫撇下他们的网,要听神的道。主耶稣,如果你今晚以肉身的样式在这里,很值得怀疑聚集的人会比现在聚集的人更多。但这些人相信你不是死的,你从死里复活了,你彰显你的道,持守你的道,这道我今晚已经从圣经里读给他们听了。

正如一次圣经或经卷被交给了我们的主,他读了,就坐下来说:“今天这经应验了,”主啊,让它再次发生。愿今日,今天晚上,就让我所读的经文应验。
我们大家整个星期都在教导,正是那件事证明这是末世了。我们就会心中快乐地离开。主啊,你可能正在向这里许多的人讲话。今晚帮助我们认识你的道,你的道被印证了是真理。父啊,求你应允。
96

在我们低头的时候,用这个方法来做一下调整,使我从讲道中平静下来。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是还没有真正重生的基督徒?你可能去教会,但那不是我在问你的。如果你不是重生的基督徒,但你相信有一位永活的基督,一位真正的圣灵,你现在想要被他记念,当每个人低下头,眼睛闭上的时候,你只要向他举起手。“主啊,请记念我。”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很好。还有别人吗?

呐,我们人数不是很多,但你知道世人才寻求大事和人数的众多。正如我们昨晚讲的,只有那个微小的声音才吸引了先知蒙着脸走上前。
97

299现在你对神要有信心。我的弟兄,我的姐妹,对神要有信心。如果我们伟大仁慈的主耶稣走到这道、他的道所在的地方,打开并向你们证明了我所讲的这位圣灵是真理……很多时候,你可能被许多事搞得困惑了,但这只表明在某个地方有真实的东西。当主那么做时,我要你们举手的人来看着我,就一会儿。你可以抬起头。

主耶稣,现在请你亲手接管这场聚会。我是你的仆人。所有的讲道,但从你出来的一个字,就比我们一辈子所能说的一切话都更有意义:只要一个字。父啊,求你应允,我把这个,这些见证交托给你。父啊,你知道它们是真的,它们是你赐下的,它们从未落空过。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98

呐,这里有多少人生病了,却没有祷告卡,生病了,没有祷告卡,房子里到处都举手了。好的。那些有祷告卡的,请举手。差不多一样,它们都混在一起了。

呐,看过听众……首先,在神和你们面前要诚实,我知道……我正在看这儿。我有一些朋友坐在这个角落,诺埃尔弟兄和他的姐妹琼斯,奥特洛弟兄,我儿子,这里的这位弟兄和摩尔弟兄。我不认识这位弟兄,但我在最近几次聚会上见过他。我认不出这位弟兄的名字,但我认识他的面孔。这儿的姐妹,威廉斯姐妹,坐在角落的夏里特姐妹。最后面的是几个从杰弗逊维尔我的教会来的人。
99

坐在这儿的是我的一个宝贵的老朋友,九十岁了,来自俄亥俄州,开车穿越全国。我就要动身去非洲,他和他可爱的妻子问他们能不能跟我同去非洲。他们说:“我们支付……”九十岁了,一位德裔弟兄,却从不认识主。一天晚上我讲道时,他穿着很好的衣服进来,要受洗:九十岁了。

除了……我相信……哦,这是沃尔德罗普弟兄和沃尔德罗普姐妹坐在那里。大概就这么多……还有博德斯弟兄,就这么多了。我叫出了他们的名字。对你们也像这样认识我的人,不要祷告。瞧?请为我祷告。
100

但我要你们不认识我的,知道我不认识你的人。我要你们在心里说:“主耶稣,我听到这点被讲到了。我听到这个传道人今晚从圣经里读了这点。我听到那些见证,你知道,我听到这些相似的事在几次不同的时候发生。主啊,我们离末了有那么近了吗?我们那么近了吗?”

记住,当那个迹象发生在要被焚烧的城市所多玛,耶稣提到了这点,说:“那个时候怎样……”那是所多玛城被毁前他们所接受的最后迹象。耶稣说那事在人子降临的日子要重演。你知道那是对的,神怎样,神以肉身……多少人相信那是神在对亚伯拉罕说话?圣经说:“以罗欣。”所以那是创造天地的伟大的主,是能满足一切的那位。他是。
101

309他在显明什么?他在人的身体里,站在那里吃牛肉,喝牛奶,然后又从他们眼前消失了。“我要照着我所应许你的时间造访你。”瞧?叫出了他的名字,背对着帐棚,那人说:“撒拉在哪里?”

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那人说:“到明年这个时候我要造访你。”撒拉在后面的帐棚里说……那人说:“撒拉为什么暗笑?”你记住,圣经说撒拉在他背后的帐棚里。那人说:“撒拉为什么暗笑?”
撒拉说:“我没有笑。”
他说:“是的,你笑了。”瞧?没错。
一个人就站在那里,神以人的肉身表达自己。耶稣说,人子降临的日子也将是一样的:神在他的教会里,在你和我里,表达自己。呐,有一个小妇人。
102

313当神在基督里时,他有全备的灵。他就是神。我只是他的一个仆人,你只是他的一个仆人。我们拥有圣灵是有限量的。他拥有圣灵是没有限量的。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在我里面只是一个小恩赐,在你里面是圣灵的一个恩赐。但不管它多么小,却是同一位圣灵。

如果那是神的圣灵,就会做神的工作。你祷告说:“主耶稣,一次一个小妇人触摸了耶稣的衣裳。”我们在新约这边说……他在《希伯来书》说,他说:“他现在是大祭司,能体恤我们的软弱。”多少人知道那是圣经说的,请说:“阿们”?肯定的。那必定是真的。
103

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会怎样回答你呢?跟他昨日所做的一样,如果他今天还是一样的话。你祷告说:“主耶稣,让我触摸你的衣裳。你赐给伯兰罕弟兄一个小恩赐来鼓励我们。他不认识我。我坐在这后面,在这里,这下面,不管在哪里。我坐在……他不认识我,但你认识我。让我看见你伟大的灵,主啊。不是我非得看见不可,而是要有助于鼓励我和其他人,因为我们已经读了这道。让我触摸你的衣裳,然后你答话。主啊,让我今晚为了那个目的而被使用,这将向全会众表明你仍是活的。”如果主那么做,这有多好?

104

你祷告,你自己安静地祷告。说:“主啊,让我触摸你的衣裳。”我将自己交托给圣灵,愿圣灵做剩下的事,因为我已经讲了,见证了,但我不能再做什么了。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我只是观察听众,要看我是不是……你知道,我必须看到它。你明白这点。
在我的左边,后面,大概在房子的后面中间,是一个正在祷告的妇人。她就要死了,如果神不帮助她的话。她得了癌症,癌症在她的乳房上。哦,愿她不要错过了。哦,主啊,帮助我。姐妹,如果你相信……她要错过了。主耶稣,我们祈求你帮助我们。马利亚·梅?就是你。我们彼此是陌生的吗?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那情形和……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那么,相信吧。它就必结束了。
105

现在,这光就在那个笼罩着她的黑暗之上。就如癫痫不能再靠近那个小伙子,这同一位在北部丛林中的神,也是在这里的同一位神。只要继续相信。阿们!“你若能信……”

现在它正笼罩在一个坐在我前面的妇人头上。她背上有些问题。她背部有腰椎间盘突出。她不是本地人;她是从蒙大拿州来的。她的名字是斯塔布斯小姐。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用不着努力。放松。坐在这里看着我的大个子,正像那样看,要相信。你必痊愈。有神经病。如果你相信的话,神必使你痊愈。
106

这位女士有妇科病。要相信,你就能痊愈。回家去,对神要有信心。为什么我说回家去呢?你必须回到新墨西哥州,去到那里,沃特金斯先生和太太。你们知道我不认识你们。阿们!

你后面的女士腿上有溃疡,布朗小姐,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样子那么关注。你知道我一生从未见过你。在左腿上。你全心相信,就必痊愈。
一个女士试图挪动,她有关节炎。这病严重地困扰她。费尔赫德太太,你全心相信,就必痊愈。你知道我一生从未见过你。[原注:姐妹说:“……我以前得了医治,以前我得过医治,我知道我一定能得医治。”]哦,阿们!
你们现在全心相信吗?神要做什么呢?他把我告诉你们的事指给你们看。他还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们相信他吗?现在让我们再次低头。
107

你知道,如果你今晚就离世了,你就还没有……你去世了,你还没有重生。“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为什么你不来这里,站在这里,让我们在这里为你祷告一会儿呢?现在你愿意来到这位圣灵的同在中吗?除了主的再来,你不可能再看见比这更大的事了。请记住。我肯定知道我在讲什么,否则主不会赐下这种事工的。

现在不要让它越过了你。你真诚吗?你愿意上来吗?如果不来,那这就是你和神之间的事了。我是清白的。我跟所有人的血无关,因为我已经告诉你们真理了。我已经向你们传讲了道。我已经告诉你们他是什么,他……当他来的时候,他证明了他那时是什么,他让我证明他现在是什么。他跟那个时候是一样的。你们相信吗?
108

这里有多少病人,在这里的其他的病人,请举手?现在把你的手互相按在对方身上,让我们为你们做信心的祈祷。

我想问你们一件事,安静。如果神……如果神能来行神迹……神迹是无法解释的事。如果你想要问身边的任何人,去问他们,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瞧?请记住,那是神。这只是业余的异象。谁,是谁在做那件事?是你,你自己。你是那位做这事的人。
109

你瞧,当那妇人触摸了耶稣的衣裳,耶稣说:“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但当父指示他关于拉撒路的事,他走开,又回来,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了,他从未说那是“能力”,那是神使用他自己的恩赐;另一个是一个妇人使用神的恩赐。我不是神的恩赐。耶稣基督是神的恩赐。这只是他赐给我的一个恩赐,我生出来就是那样的,潜意识和第一意识碰到一起。你没有睡着,你只是看见了。

圣灵降在潜意识上,就像他降在第一意识上一样。如果他降在你的潜意识上,你就会做一个属灵的梦。如果他降在我的潜意识上,我不做梦,我只是看那里,就会看见。瞧?我们出生……你无法把自己变成一个不同的人。你生出来就是那样的。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那要做什么?彰显耶稣基督。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10

你们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我相信你们此时也会把心交在神的看顾下。“主啊,鉴察我。我因世界上的事变得太麻木,以至我没看见这个正在流逝的伟大时刻吗?”你知道,一直都是那样的。它经过教会,他们却从未认识它。那是历史。朋友们,不要让它过去,看到道被反复地证明,看见神的道被彰显,耶稣基督这个人进入这群会众中间,完全照着他从前的方式行事。

111

天父,现在我感到,主啊,你的道被诵读了,见证给出去了;圣灵降了下来,印证道和见证。现在,它在会众的手中了,主啊。它落在他们身上了。我不知道还有其它什么事要说的。我不知道你写在这道中的事,还有什么是你要做的了,因为你已经医治他们了。这只是要他们相信。你做了一件像那样的事,我们怎能再怀疑呢?我们怎么能再允许撒但麻木我们的良心呢?

撒但,我宣告这医治降在这些人身上,对你说:“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从这里出去。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这群人。”
如果你相信主,请站起来。你相信吗?那么,站起来,将赞美归给神。起来相信它。不要再怀疑了。奉耶稣基督的名,让圣灵给这群人带来喜乐、能力、复活的生命,主啊。现在将赞美归给主,称颂他的圣名。我们爱他,我们赞美他,我们崇拜他,无与伦比的那位,永恒的那位,永生神的儿子。奉他的名,接受他吧。他就在这里。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