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17 叫醒耶稣

1

晚上好。总是很荣幸能来到主的家里。我真是很惊讶看到这个从阿肯色州来的男孩子,他是我的朋友。很久了,我相信上次我看见你是在加利福尼亚,不是吗?你还在加利福尼亚吗?在这里?我想我得搬家了。所有东部的人都来到西部了。大家都高兴吗?是的。好,我想这大概是我们的第六场聚会了,我们必须继续讲完下个星期,一直到下个星期一晚上。不要忘了星期一晚上在图森的宴会,我们期待下个星期一在那里能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2

今天我跟威廉斯弟兄和罗斯弟兄交谈,我说:“你知道,我要开始为病人祷告。”我说:“每天晚上,我都把那些可怜的人留在那里,一直到十点或十一点。”我说:“我这样做感到很不好意思。”我很抱歉留了你们这么久,但我不太常见到你们。我不能把这个当作借口,因为我在家里做得比这更糟。瞧?有时候早上一大早开始,一直讲到下午,有的时候,直到我们准备回家的时候。我们围坐在一起,大家粘得都分不开了,真是过得很愉快。

3

在这里真好,格鲁默弟兄。那……[原注:有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是的,是的。我有点记不清了。不是……去年我们过来的时候我来过这儿,不是吗?我想是这样的。还记得这地方和教会。很高兴今晚在这里。神祝福你们所有的人。

4

现在我们期待主今晚来医治病人。我们稍微改变了一下计划,当我按照我最好的理解,开始传讲这些我所思想的福音信息时,我一开始讲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我就继续讲,留你们太久了。我想,今晚是个比较好的机会,在经过了这么多晚上的讲道之后,能来为病人祷告。所以今天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并等候主。昨晚我开始注意到了这种倾向。你知道,你必须走主带领你去走的路。你觉得有东西在驱动你,马上异象就会出现,你就知道是有东西临近了。

5

今天我走出去,走在……我当时正在汽车旅馆里,圣灵说朝一个地方走。在那边有一个游泳池,我想可能是某个小孩淹死了。我穿过那里,刚好往那边看,我就看见了一些人;他们今晚正坐在这前面。他们知道那是主去到了那里,他所说的绝对正确。所以我知道是应该开始为病人祷告的时候了。

呐,在我们就近他的道之前,现在我们要藉着祷告来就近他。你们是这么好的一群听众。每个晚上你们都是那么专注。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有时候必须起来先走。我知道那不是因为你们想要走出去。你们必须去赶公共汽车,你们必须去工作。我晓得这点。但现在让我们低头来祷告一下。
我注意到站在后面的跟坐在这里的差不多是一样多。我们想……我们知道神必应允他们的要求,就像他在任何地方所做的一样。你们有需要吗?请举起手让我们知道。神必垂听。
6

我们的天父,我们现在奉耶稣的名进入到他的同在中。我们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求你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天天都辜负你。我们生命的每一个时刻,很少有哪一刻过去,而不需要我们停下来,说:“主啊,赦免我。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我应该以别的方式来做这事。”主啊,我们知道你总是满有怜悯,并准备赦免你的孩子。你聆听他们最微弱的哭声,我们很高兴我们有一位中保。

父啊,我们今晚为这个教会祈求,并为我们亲爱的弟兄祈求。这些年在这里认识他,并发现他的品性,是一个基督了不起的仆人,我们为有像这样的一个人而多么感谢你。主啊,能来到他和他的会众中间,与他们合作,聚在一起,跟他们围绕神的道进行交通,是何等的一种荣幸。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在高潮中进来,并赐下这些祝福。很高兴能遇见几年前在我事工刚开始时所认识的老朋友。
主啊,当我们今晚与基督耶稣一同聚在天上时,我们一起来祈求你祝福我们。主啊,我们为着那个目的而聚集,我们祈求你今晚来满足我们的需要,并应允我们对你的要求,医治病人,拯救失丧的,也鼓励那些灰心的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7

现在,我们要你们今晚想要一起来翻圣经的人,翻开这古老、可称颂的道,翻到《马太福音》第8章。今天我们要从《马太福音》第8章开始读起,从23节开始。

今天与弟兄分别之后……威廉斯弟兄和朱尔·罗斯弟兄离开了我们所住的地方之后,我的心思就落在了一件事上。于是我伸出手去……因为我们一直在谈话,圣灵离我们非常近。就在他们离开时,我想:“哦,主肯定要说话了。”我头脑里想起了一件发生在圣经里的故事,就赶紧翻到那里。我找到一些跟它有关的经文,从那里取出一个主题,写下了一些有关的笔记。我想要把这些讲给你们。
8

首先让我们读《马太福音》第8章,从23节读起。

23耶稣上了船,门徒跟着他。24海里忽然起了暴风,甚至船被波浪掩盖。耶稣却睡着了。25门徒来叫醒了他,说:“主啊,救我们,我们丧命啦!”26耶稣说:“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胆怯呢?”于是起来,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地平静了。27众人希奇说:“这是怎样的人,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
这是一段很令人震惊的主题或经文。我要从中取出一个奇怪的主题:“叫醒耶稣”,叫醒耶稣。
9

对主来说,那一定是很辛苦的一天。他累了。他的身体筋疲力尽了。你知道,当他经过时,人们就从他身上掏出神来。他们从他身上掏出他们所求的,当他们这么做……我们不想详细解释这点,因为没有人能解释它。我们怎么能解释我们所不知道的事呢?

那就是为什么除非你准备好来接受你所不能解释的东西,否则你根本没有办法得救。瞧?你必须相信。“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神。”[来11:6]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证明这个,但无论如何你必须相信它。如果你能证明它,那就不需要信心的行动了。信心……神如此地隐藏自己,直到你必须相信他是神,虽然没有看见,却知道他就在那里。不管你看没看见,你都相信。无论如何你都确信。
10

呐,我想那是奇妙的,给了每一个像我这样没受过教育的人一个机会来相信它,因为我们听见了它,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然后我们就接受了它,并相信它。我们是在我们信心的基础上而得救的,得医治;我们从神得到的任何东西,都是从一个看不见的源泉而来的。基督徒……

基督徒的全副军装就是信心。我们拥有的一切都是看不见的。唯一真实的东西是看不见的,不能解释的。能够解释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它们只是表面的,是死的。但不能解释的东西,在整个领域都是不死的。看看基督信仰的军装。爱,你的哪部分是爱呢?仁爱、喜乐、信心、忍耐、温柔、耐心。瞧?这些东西没有一个……你无法看见它们。它们是看不见的,然而我们却相信它们。爱永不死亡。信心就是胜利。我们相信我们所看不见的东西。
11

呐,在耶稣里面的是神。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这些人相信他的见证。那些真正相信的人,就能从他那里得到神的祝福。当他们这么做时,他说有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能力就是力量。换句话说,照今天的说法就是,当人们从他身上吸取时,他变得虚弱了。如果在那个人身上是那样做的,也必会做在另一个人身上。

我们会在自己周围创造出一种气氛,我们每个人都是。你跟某种人在一起,他们都是好人,但你实在不愿呆在他们身边。但跟你另一种人在一起时,却很爱呆在他们身边。你创造了那个气氛。哦,你难道不爱呆在耶稣的身边吗?太棒了。看看他所创造的气氛。我想象那一定是一团极大的爱、尊重和属神的敬畏。
12

我经常听见有人说……我猜你们许多人都听了最后那个异象的录音带:为什么现在我来到了亚利桑那。那是……哦,如果你要那盘录音带,那题目是“先生们,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如果你要,要是你从我们那里买录音带的话,那就买这盘。它们不是我的。它们属于一家跟我们一起合作的公司,他们做这些录音带。它们不是我的,但我知道有这些录音带的小伙子。

13

我所有经历的事情没有一件事能像这个。一些人说:“当你在神的同在中,为什么不向他求这个或那个?”那跟你所想的不同。瞧,许多人宣称的神的大能其实只是神的祝福。神的大能跟神的祝福是完全不同的。神的大能……在神的同在中,你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你只是……你如此……你太害怕了,以至你全身都麻木了。有两天,我的后背和后脑勺,全身上下,一点感觉也没有。所以,这种的惧怕导致你完全麻木了,当那群天使……站在这里,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就像我现在这样。如果你认为那是:“哦,瞧……”不,如果你在那里,并看见了,事情就不同了。

14

呐,主耶稣,也就是以马内利,一定是累了,有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第二天在他前头摆着一件大的工作,当他登上对岸时,我们都知道,因为他要去到加大拉,就是他发现了那个疯子的地方。或许他想,当船要划过加利利时,可能需要一会儿,他就利用这个机会稍微休息一下。这是很自然的事,任何人都会做的。

门徒跟他上了船,带他上船。他们渡过海去,到对岸去讲道,耶稣看准了这个大好时机,他累了,虚弱了,因为他也是个人。那时他还不是不朽的。他是一个人,他必须要死去。那就是为什么神必须被造成一个人才能死的原因。呐,耶稣就在那里,困乏了,累了。他的门徒就拿起桨,扬起帆。
15

31在那些日子,他们……如果有风,他们可以让船抢风航行,风就可以吹动帆。有时候如果风速太慢了,当然,摇桨也会有一点帮助,他们会荡起桨,跟着一块划;而且再加上风帆的话他们的速度就会快很多。一个人坐在后面。通常在一艘那样的大船上,大约八到十个人摇桨,他们有一个舵。如果船在航行,需要一个人在后面掌舵。如果是摇桨,当然,他们可以拴住舵,用桨驱动。

16

让我们来想象他们是把帆升起来了,因为根据稍后发生的事,一定是起了一点小风。任何了解加利利那种地方的人,或到过那里的……哦,任何事随时都会发生。所以他们航行过海。耶稣一定是去到了小船的后面,把身子蜷成了一团,躺在后面,以便休息一下,恢复一下失去的体力,准备前面的聚会。

门徒必定因着他们看见了耶稣所做的事而彼此欢喜。这对他们一定是段愉快的时光,因为他们,他们有一段互相见证的时间。或许他们正在讨论他们看见的他所做的一些事。
17

35让我们在这里停一下,听听他们的讨论。他们可能在讨论耶稣所说的“我是自有永有的”之类的话。当他说……犹太人说:“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吗哪,在摩西带领下。”耶稣说:“他们每一个都死了。”只有两个人进到了应许之地(瞧?):约书亚和迦勒。“他们都死了,但我是由神那里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不会死。”被改变了,不同了。他怎么能是粮呢?他们可能讨论了这事。

他们可能讨论了……也许这里有陌生人来参加医治聚会的,让我说说这点。他们可能说过……那是耶稣所宣称的一件事,即他就是那在燃烧荆棘里的“我是”。因为犹太人说:“你是个还不到五十岁的人,你说你看见了亚伯拉罕?现在我们知道你疯了。”瞧,“疯”的意思是“癫狂”。“你还不到五十岁,”当时他只有三十岁。他们说:“你大约五十岁,你说你看见了亚伯拉罕?现在我们知道你疯了。”瞧?
但耶稣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哦。不但看见了亚伯拉罕,而且,“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他现在跟他当时是同样多的“我是”。你记住,“我是”不是我过去是,也不是我将来是。“我是”是连续的,一直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是。
18

他们可能说:“呐,我们知道他是弥赛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知道……”耶稣当时已经入睡了。“我们知道他必定是弥赛亚,因为经文告诉我们,弥赛亚来的时候要做什么。”对任何一个领受了良好、合理、正统教义的人来说,这都是个很好原则。那正是我昨晚在梅萨想要讲的。永远不要根据情感来判断,而是根据道来判断。必须是道。留意道和道所说的,就知道那是对的,因为神是那么说的。这使得它正确。他们现在正在根据道来判断他。

19

要找出他是不是弥赛亚,你可以回到那个赐律法给他们的人那里。当然,是神给了他们律法,但是摩西从神那里将律法带下了山。摩西告诉他们,他有一天将会离开他们,但主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他,就像他一样,一位赐律法的,一位王先知,以后,凡拒绝听从这位先知的,都要从民中被剪除。

呐,他们注意到当耶稣来的时候……经文一路下来,他们犹太人都有一个诫命,“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他所说的若成就,就要听从那先知,因为我与他同在。但若不成就,就不要听他。”那是符合逻辑的,是合理的。
20

就像一次有一个人,耶利米,一位主要的先知站了起来。主告诉他,犹大将要去到巴比伦七十年。他说:“你们不要听从做梦的和先知,或说任何与此相违背的话;他把一个轭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哈拿尼雅,呐,哈拿尼雅是个先知。不但如此,他还是先知的儿子,他父亲是个先知。他在灵感下走上来,将那轭从耶利米的脖子上取了下来,折断了,说:“耶和华如此说:’二年之内他们必回来。’”人们会对此鼓掌的。那很好。他们愿意听哈拿尼雅,但那却是违背道的。它跟道不一致。你看到了吗?

所以,耶利米说:“哈拿尼雅,阿们!愿主使你的话得以成就。但等一下,让我们记住在我们以前有过先知。当先知说预言时,他被显明……”当他的预言成就时,就知道他是先知了。
21

我看到一些印第安人坐在这里。不久前我在他们的历史上读到,在印第安人早期基督徒的日子,他们必须追踪猎物来维持生存。如果在他们中间有一位先知,说预言,告诉他们猎物在哪里,他就会成为首领。但如果他预言了一个谎言,那就是他道路的尽头。他们马上就会除掉他。他再也别想活了。

22

那跟神所做的是同样的基础。神告诉耶利米:“哈拿尼雅说谎了。我从未那样告诉过他。”瞧,它违背了神的道。“一年之内他将从地上被剪除。”七个月后他就死了。神将他从地上剪除了。你瞧,虽然他得了灵感,但却是违背这道的。不管一个传道人能传讲得多么有力,能使它看起来有多好,如果它是违背道的,就要远离它。要完全远离它。

这是道;是神的计划,完全启示出了他过去是什么,他现在是谁,他将会是什么。它是耶稣基督连续的启示。耶稣基督完整的启示就是这本圣经。任何东西启示出来若违背了他,说他会做什么,他现在是什么……“哦,那是过去的时代。”你不要相信它。它必须是同样的耶稣,那是道。
23

呐,我们发现,这些门徒可能谈到了这件事。可能彼得说了:“你知道,我自己正在想,我记得我爸爸告诉过我,有一天将会出现一个大骚动。他们一直都有小的骚动。那将是……在弥赛亚来之前,或许会有假弥赛亚兴起的。但他告诉我:’儿子,记住这一件事,我们是犹太人。我们是神所拣选的,我们有一个从我们天父而来的诫命,知道那位弥赛亚将会是先知。只有在他说话并且他所说的成就时,人才知道他是先知,所以人就会知道那是弥赛亚。’”

24

当彼得被他的兄弟安得烈邀请,走进了耶稣的面前时,安得烈听过了耶稣,约翰介绍耶稣的那天,他也在场,那就是主。约翰看见了圣灵,他听见了声音。其他的人却没有听见或看见,只有约翰。几千人都站在那里,除了约翰,没有人看见,它是被差遣给约翰的。“约翰作见证,看见神的灵降下来,天上有一个声音。”

当保罗被一道使他瞎眼的光击倒时,其他人没有一个看见那光。这光对保罗是如此真实,以至都使他的眼睛瞎了。博士跟随那颗星,从巴比伦一路下来。人们靠星星来显示时间,这星越过了每个天文台,没有一个看见它。它却向博士显现了。神想拣选谁就拣选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是神。他永不违背自己的道,总是与他的道一致。
25

西门可能是这样说的:“你知道,”他正在摇桨,要渡过这湖,耶稣正睡在船的后面。西门说:“当我走到他面前时,他对我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那对我来说问题就解决了。当时我就知道那真的是弥赛亚,因为他告诉我的全是真的,然而他却从未见过我。”

腓力可能讲到了怎么找到拿但业的见证,耶稣说出了拿但业来之前在哪儿。他们可能谈到了井边妇人。他们可能谈到了瞎子巴底买,他触摸到了耶稣的衣裳,哦,是站在离耶稣一百码远,他对神的信心触摸到了耶稣。摸耶稣衣裳缒子的妇人,这一切事证明了他就是弥赛亚。何等愉快的时光。
26

呐,然后他们可能讨论了人们对他的态度(我们……他们正在渡过湖去。)对他的态度。一些人说……一些人相信,一些不相信。今天也是一样的。一些人相信它。不,你可以……不管它是多么清楚地被印证了,有些人都不会相信的。有一些人太属灵了,哪怕只要轻微地点一下头,他们就明白了,其他人哪怕你对他昼夜敲打,却也不会明白。

27

让我在这点上停一会儿,解释一些事。种子落在了地里,如果它们受了孕,当太阳照到它,水分和条件都合宜,它们就会生长。但如果它们没有受孕,哪怕太阳照射在它们上面,它们也一样会烂掉的。不会有什么事发生。我们受了孕。叫到了我们的名字,创世以前就被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不管我们是多么虔诚,都跟它没有一点关系。有时候虔诚还会抵挡我们。

28

跟像格鲁默这么好的弟兄和这里的其他弟兄在一起,我觉得很放松。我觉得要说出这点。注意耶稣。我们现在知道他就是弥赛亚。当他来向虔诚的人们显示出自己是弥赛亚:向法利赛人,撒都该人,都是从亚伦家系中出来的祭司。几百几千年他们的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老早)就是祭司,查考这道,研究先知。先知们清楚地说到了这点。但当耶稣来行了那些事时,他们却眼瞎得像蝙蝠一样。

虔诚到了极点,非常聪明,有才智,有知识,远超过我们今天的任何人,在道上受训,从小就被教导,但当真正的真理在他们面前闪过,那道光照耀时,他们却说:“这个人……我们无法领会,所以他一定是个魔鬼,别西卜。他有一个大有能力的头脑。他可以读人的心思。”我们今天称之为读心术。他们无法明白。
29

但是瞧。有一天,在叙加,撒玛利亚的一座小城,耶稣经过那里,并坐在井边。一个坏名声的妇人,名声不好,她有好几个的丈夫,她本不该那样做的。她上来打水,耶稣对她说:“请你给我水喝。给我水喝。”妇人告诉耶稣他们不能那样做。那不对。瞧,他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求这样的事,对她来说,那是一个侮辱。耶稣马上告诉她说:“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她不知道。耶稣说:“你若知道是谁在跟你说话,你必早求我给你水喝了。”

话题继续了一会儿。耶稣是被差遣到那井边去的,过了一会儿他对妇人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她仍是瞎眼的(瞧?),因为任何人都可以教导神学,不管他怎么宣称,他想怎么说都行,但这并不能证明他说的是对的。
耶稣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得不错,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了,现在与你同居的不是你的丈夫。你说得不错。”注意那道光照到了那粒生命的细胞。种子就开始生长。很快,不可思议,很快这个妓女,她被人谴责,被踢了出去,不是个受训的祭司,是一个过着污秽生活的女人,但她被预定要得永生,当那道光照到她时,她很快就认出来了。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但是我们知道一位弥赛亚要来。那位弥赛亚将是先知,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瞧,她知道一个能把她那些事说出来的人是不会告诉她谎言的。
耶稣知道,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从未再问任何的问题,而是跑进城去,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看看这差别。瞧,当那道光照到的时候,它要么是瞎眼,要么就会带来生命。瞧?它必须是生命,圣经,经文。
30

呐,可能有很多的事是人们可以谈论的。一些人像这样说:“从来没有一个人说话像这个人。”一些人相信,说:“这人看起来很有权柄。他似乎对他所谈的非常肯定。我们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能站起来像那样说话的。我们听过祭司谈话。我们听过拉比、祭司和所有的人,演讲等等。但这人说话带着权柄。他知道他所谈论的是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像那样说话的。”

一些人说:“他是别西卜。”
31

你知道,必定约翰,他是个是年轻人,脑子很快。必定是他说:“想一想。一个能拿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的人(阿们),一个能知道人心秘密的人。他就跟我们在这船上。我们有他在这里。弟兄们,你们在作见证,”他可能说:“但我们正思想的这位,他就跟我们在一起。”

现在也是一样,我们所传讲的这位,我们所谈论的这位……如果摩西的神今天不再是同样的神了,又有什么益处呢?我们所谈论的这位就跟我们在这里。哦,想一想,这是何等的事。
32

然后(你瞧?),他们也是在一个危险的湖上。航行在翻腾的湖面上,知道那位正躺在船上,跟他们在一起,是何等安全的感觉。你该是何等的安全!大海翻腾或不翻腾,都不会有任何的不同。只要你知道他躺在那里,又有什么影响呢?不管什么来,什么去,都不会有一点影响。它在那里,我知道。你说:“赞美神。”医生说你得癌症就要死了,只要说:“荣耀归于神。也许这是回家的捷径。”瞧,他们并不介意。

33

那天我跟一群医生交谈,他说:“我读了你关于神医治的书。”

我说:“我猜你会批评它的。”
他说:“不,先生。我承认你是对的。”
我说:“谢谢你,肖恩医生。”
他说,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有记录,我们告诉一个得了恶性肿瘤的人,或某样东西要杀死他,溃疡就要迸裂,或肺结核,它取决于他们采取什么态度。如果他们崩溃了,他们马上就会死。”但他又说:“如果他们采取这样的态度,说:’哦,死只是生的一部分。我若死了,没关系。’你知道吗,这种态度几乎阻止了病情的发展?”
我就想:“如果一个人采取这种精神态度都能这样,那当圣灵击中里面的那个人时,又会怎么样呢?就是这样。”我这样问他。
他说:“当然,是的。如果你能进入到一个地步,上升到……”南方最好的外科医生之一,他说:“如果是……伯兰罕先生,这点可以得到证明。如果一个人能上升到那个地步,甚至他自己的头脑都不知道他得了这病,不认为他得了这病,根本不理会它。事情就会发生,瞧,如果他能那样相信的话。”
34

那是真的。瞧,你对它所采取的精神态度会带来……头脑做不到,但如果你对里面有生命的东西采取那个态度,那么,那个生命就会进入,并成就大事。不是你的精神态度才能把你带进主的同在中。那是你所做的事。你的头脑……五个感官是好的,只要它们不否认神。但当它们开始否认神时,那你就要撇开它们。让神控制它们。那是造物主。

正如我所说的,航行在这充满危险的大海上,知道他就躺在船上,是何等的安全。那天晚上那些门徒有些东西像我们今晚一样,他们享受着聚会的果效,复兴之后,享受着复兴的果效。
35

呐,格鲁默弟兄和这里的弟兄,还有其他的许多人,大约十五年前我们经过这个地区时,正发生着一场复兴。哦,但你知道我们今天在做什么吗?只是谈论它。复兴结束了。已经结束很久了。我们只是在靠它的果效生活,等候着。

36

那些门徒也在做同样的事,欢喜,靠他们所看见发生过的事生活,或许是前一天的,上个星期的,或一年前的。他们正在见证这事,哦,做着关于它的伟大见证。

我们怎么知道……正如耶稣在他们的时代,在复兴之间休息。我们怎么知道,或许现在他就在复兴之间休息着。是的。哦,你说:“等一下,伯兰罕弟兄,你这可是有点偏了。耶稣用不着休息。”是的,他需要休息。圣经说神在六日内造了天地,第七日就安息了。当然要休息。他安息了。耶稣累了,躺在船上,他睡着了,在休息。或许在刚刚过去的复兴的劳累之后,或许现在他在休息,就像他那时一样。我希望是那样的。门徒为他们看见他所做的事和知道他跟他们在一起而感到高兴。
37

那有点像人的头脑。人的头脑总是谈论和欢喜神已经做过的事,他们谈论神将要做的事,却忽略了神正在做的。他并不是完全睡着了;我们等一下要讲到这点。瞧?他们会相信他已经做过的事,并为此呼喊。他们会谈论他将要做的事,并归荣耀给神。但他现在正在做的事,他们却忽略了。那就是人的天性。那正是人行事的方式。

38

正当他们享受着彼此的交通所带来的祝福,哦,正在一一数算他们看见的所发生的事,突然间,有麻烦兴起了。当你正在举行一个见证会或什么的,那正是撒但要兴风作浪的时候。许多次我……

不久前在一场聚会中,我正准备做祭坛呼召,一个老人就跌倒在地板上,心脏病发作死了。全场都乱套了。我忘了……是在威斯康星州的沙瓦诺。我想:“神啊,我能做什么呢?”我往这边看,我在一个异象中看见老人走出了大门。我就知道要怎么做了。
39

不久前,同奥洛·罗伯茨的这位大赞助者,医生……(在费城,是什么?他是个……现在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他是个牙科医生;是奥洛弟兄电视节目的一个大赞助商。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了。)我们……(巴顿)我们正举行一场聚会,我正准备要做祭坛呼召。我注意到了一个妇人举止变得很怪异,她女儿跑过去,开始擦她的脸。我想:“哦,她要晕倒了。”突然间,她的脚往外伸直了,手像这样往后扬。

巴顿博士跑到她所在的地方,探她的脉搏。她没有脉搏了。博士抬头看看我,摇了摇头。瞧,我想让大家的心思……下面有很多人。我没有理会这事,继续往下讲。于是他说:“去叫小伯兰罕。”就是比利。比利看见那个死去了的妇人。他可不想跟这事沾边。瞧?他不想要那个。
40

正当我开始要再讲时(你们都认识巴顿医生,你们可以问他。)……开始要再讲,我说:“大家不要激动,保持安静。”有时候当你看见一个魔鬼试图从一个人身上出来,人们就会变得非常不敬畏,会众全都乱套了。那是错误的事。“坐着别动。不要激动。主就在这里。”当我这样讲话时,我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就向她转过了身,并叫出了她的名字,“马利亚,瞧这里。”当她看的时候,就苏醒过来,醒过来了。瞧,就在那个麻烦的时刻。突然间麻烦就出现了,就在那个时候。

41

呐,关于这件事,你们可以问巴顿医生。我第二天遇见他时,他说:“伯兰罕弟兄,那个妇人没有心跳了。我检查了她的胸部,我检查了她的心脏,她的脖子,到处都查过了。她没气了。”他们是一个相当富有的家庭,那是她第一次参加那样的聚会。我去……他带我去到她的家,她说:“我听见你在叫我的名字,”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但那是圣灵。瞧?

42

呐,突然,麻烦来了。船开始摇晃,浪涛汹涌,帆……狂风怒吼着把帆从桅杆上扯了下来。船剧烈地摇晃着,白浪滔天,大水灌进了船身,船开始满了水:灾难。所有生存的希望似乎都没有了。虽然他们看见了他行过很多的事,他们看见了,但当灾难临到时,他们什么都忘了。

我在想,今晚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情形。我们知道我们看见神在这场复兴中行了什么事。你们传道人都知道这个。你们看见了他的能力,他怎么叫死人复活,医生的声明。他一字不差地预告了所发生的事。他医治病人。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都得了医治。但现在,在这片刻的休息当中,当麻烦临到时,我们就忘得那么快吗?
43

就像以色列人,当神把一切的灾殃降在埃及时,并行了他所要行的大事。后来当他们到了红海,摩西却不得不大叫:“你们已经看见了十件神迹,还仍然怀疑神吗?”当他们在破水坑里找不到水时,他们就埋怨,发怨言。那就是人。他们忘记了神所行的一切神迹。瞧?我们也是这样做的。或许这些门徒已经得到了一切,因为艰难的时候……

当我们到了一个……他们陷入一个困境中,找不到任何的方法来补救。只要我们能找到一个补救方法,我们就会持守它。但他们陷入了一个困境,他们找不到补救方法,他们就害怕了。他们大喊。当他们没有补救方法时,他们就害怕了。我答应过自己要让会众九点钟离开这里。我可以在这点上讲很久,但我尽量只讲一些的要点,让你们能明白。
弟兄,今晚有许多的困境是我们没有方法补救的。我这里列出了一长串,列国的困境。他们没有解决的方法。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联合国,国际联盟,所有的这些话题,一直以来都越来越糟糕了。
44

那天晚上在芬兰,那天当那个小男孩在街上被撞死……城市的市长把它写下来了,我有盖着他印章的文件。几年前当我经过亚利桑那时,看见了这件事的异象,并把它告诉了你们。将会有一个小男孩从死里复活,他的样子如何。你们许多人都记得这事。这事就这么发生了。我告诉你们它会出现在《医治之声》上。两、三年后它真的出现了。瞧?所有的东西都被扰乱了,所有的那些混乱,有一个补救方法。神有补救方法,他医治了小男孩。

45

那天晚上,走在库奥皮奥的街上。当我们走在街上,大约有六个芬兰男孩……他们刚刚打过仗。这些孩子们从来还没有刮过胡子。那是,那是……他们都还是孩子,但他们也得参军。那些俄国人把他们都杀了。他们带着又大又长的马刀走在那里,把守着人群。我走到他们叫做梅苏哈里的地方,他们一次放大约三万五千人进来,完后让他们出去,接着再让我对另外三万五千或四万人讲道。

俄国士兵就站在街上致以俄国的敬礼(当我走过时),泪水沿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流。当我经过的时候,他们拉住那些芬兰士兵,拥抱他们。弟兄,任何会让俄国人拥抱芬兰人或芬兰人拥抱俄国人的事,都会止住战争的。他们忽略了解决战争的东西,但他们永远不能用人造的成就来获得补救的方法。有一个人为那个目的死了。
46

教会没有任何补救的方法来解决他们的麻烦。所有的卫理公会怎么能让所有的浸信会成为卫理公会呢?我真不知道。所有的神召会要怎么才能使所有的一神论成为神召会呢?或者反过来呢?所有的五旬节派要怎么才能赢得所有的长老会或路德派呢?天主教要怎么接管所有这些东西呢?瞧?他们就是不能明白,到底他们哪个会统治。瞧?他们不知道,他们没有补救方法。是的。

但你知道吗?他们没有补救方法来阻止那场暴风雨,但补救方法就摆在那里。让我这样说,弟兄。今晚,在我们这一切的麻烦中,我们仍然有补救方法。就在这里,因为他就是道。道就摆在这里,他的灵就在这里彰显它。所以,我们有补救方法,但我们却想要找别的东西,或开始另一个组织。那就是我们。瞧?我们不能制服它。它已经被制服了。我们只是没有走进已经为我们制服的那条路。但他们困惑了。
47

“如果他们要在格鲁默弟兄的教会举行医治聚会,哦,你知道那些人有一些东西是我不喜欢的。他们是圣滚轮。我不会去那里的。”瞧,就是这样。是的。事情就是这样。瞧?是的。但基督就是那个补救方法。他就是那能达成目标的东西。今天他的门徒陷入到了许多困境中,却不知道补救方法。是的。让我这样说吧。许多时候他宝贵的圣徒也陷入了困境,肉身上的困境。但我们这里有了补救方法。阿们!我们得了治疗。

48

想想这个坐在这里,得了肺病的妇人,我能听见她正在吸氧。我在想这个可怜的人晚上是怎么入睡的。想想这要花多少钱。姐妹,我知道疗法。它就在这里。你用不着那么做。但你必须使用它。呐,门徒陷入了身体上的疾病,连医生也无法治疗的疾病。

就像那些门徒,他们陷入了困境。他们是门徒,他们有……他们有了航海家也无法补救的困境。他们……没有人能补救,但补救方法就躺在那里。
49

123今晚你可能也有一个医生都无法治疗的疾病,但我们现在有他在这里,就在这里。他就在这里。是的。我们也像那些人一样,我们忘了谁在船上。那不只是一个教会,不只是我们所依照的规则,而是创造天地的主。他此时可能正因着一场复兴而在休息。他差来了一场复兴。可能正在休息。第二天在他前面就有另一场复兴,一个疯子必须得到医治,但那个时候他正在休息。麻烦临到了,他却睡着了,在休息。但在混乱中,门徒竟忘记了他是谁(瞧?)。“哦,西门,摇动那根桨。”

“安得烈,摇动那根桨。我们该怎么办?”
瞧,就是这样。你们都在惊慌什么呢?“医生这样说,医生那样说。”或许他说了。或许这人是对的。那是他所说的。但这位怎么说呢?那才是接下来的事。瞧?
50

另外。他们照着他们的方式知道了他以后,他们应该知道一个能说出人所思想的心思,从起初就知道末了的人,也必知道事情将会怎么发生。阿们!不要错过这点。他知道事情将会发生。我十分怀疑他是否真的睡着了,但他知道事情将会发生。他是神,神是无限的,所以他知道事情会发生。他知道事情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事情的发生只是要试验他们的信心。后来他不是如此说过了吗?

或许那也是今晚你生病的原因。那也是为什么复兴暂停,是要看看你怎么对待你所看见的那些发生的事。你会把它捡起来,从中建立起另一个组织吗?
51

当那位姐妹正坐在这里时,神出场了。那天,他们把她带到了那个墨西哥教会的祷告队列中,癌症是在心脏里。她的医生拍了X光。她丈夫也坐在那里。他们说:“队列里有一个死了的妇人。”

我说:“带她上来。”我肯定主在那里。沃尔德罗普姐妹,那是很久以前了,十六年前。瞧,得癌症快要死了。记住,那同一位神仍在船上;不要惊慌。这里有一个能颠覆凤凰城、马里可帕山谷甚至世界的见证,而这只是成千上万中的一个。
52

主仍在这里,但我们都像他们一样惊慌了,(瞧?)“哦,摇桨。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呢?”不要去想那个。只要他在船上,就忘了这事吧。当然。呐,他这样做只是要试验他们的信心,我们的圣经岂不是告诉我们这些试验会临到我们身上,对我们来说要比金子更宝贵吗?我们不那么认为,但圣经是对的。

53

你能想象约伯会享受长满了疮,一切都没了,失去了一切的财富和儿女等等吗?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但神在向撒但证明他有一个他能信任的人。或许他想要在你的病情上和你们其他人身上做同样的事。“哦,他们会抛弃我。他们会……”哦,不。约伯……他们无法使约伯那样做。不,先生。瞧,神只是想要证明他们。你记得,在几分钟后,主说:“哦,你们这些小信的人,你们还不明白掰开饼喂饱了五千人这件事吗?你们不知道我是同样的耶和华,四十年在旷野从天上的烤箱中喂养他们,每个晚上都把粮倒出来吗?你们害怕什么呢?你们不知道有一天我使红海都枯干了吗?你们不知道我裂开地,把不信者吞了下去吗?有一天我量了地,把它喷射到了太空中。”

他正在船上。那不是神话,那是真理。现在也一样。他想要证实我们,看看我们会不会站稳。把复兴拿走,在教会中开始一个争论,只是要看看你会做什么。释放撒但进到你们中间,为要看看你怎么站稳。让撒但用某样东西击打你,要看你会选择什么样的立场。约伯说:“即使他杀了我,我仍要相信他。”阿们!是的。
54

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说:“我们的神能将我们从那火中救出来;既或不然,我们也绝不放弃。”

肯定的,但我们都惊慌了,你知道,就像那些门徒一样。他们……我们是人,就像他们一样。耶稣已经证明了他是谁。在他被证实了就是创造的神之后……他就是造物主。他怎么……瞧,告诉我他放出什么来烤那些饼和那些鱼的。他不但创造了鱼,同时他还烤好了鱼。那是真的。那吗哪是从天上的什么地方降下来的呢?维持了百姓四十年生存的食物,从天上降下来的粮。他从哪里得到的呢?
55

那些乌鸦是从哪里得到肉和饼来喂养以利亚的呢?是乌鸦的才智,要烤一些肉,杀一头母牛,把它烤了,烤熟了,做成牛排,放在饼上,烤了,拿来给以利亚的吗?

他是神。我们若不相信,那我们就是不信者,就是这样。我们必须相信。那就是亚伯拉罕所做的:称任何违背它的东西就仿佛没有发生一样。不管他多老了或多么……他只是为那应许而继续赞美神,带着它继续前进。
56

呐,耶稣藉着他的道和被印证的神迹证明了他是谁。他说:“我若不行指着我所写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瞧?这样你才能明白。我相信你们会好好地想想。瞧?总要留意那道。

那是……那就是撒但在伊甸园用来攻击夏娃的,让她推理而离开道,藉着推理。但当撒但回来攻击基督时,基督又把这东西丢还给了撒但。撒但说:“你若是神的儿子,现在我想看一件神迹。你知道我从未见过一件。我想要你把这些石头变成……你饿了,把这些石头变成饼。”
耶稣说:“经上记着。”哦。这就是了。在圣殿的尖顶上,“经上记着。”在高山上,“经上记着。”持守那道,把那老家伙放在他所属的地方。
57

他对那些不相信他的家伙说……他们认为他是占卜的,或某种别西卜,魔鬼,是藉着招魂术知道人心的意念等等,想要那样做。耶稣说:“你们中间哪个人能指证我有罪呢?”又说:“你们若不信我,就查考圣经。因为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就是这个……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显出我的事工是什么的就是这经。”明白我的意思吗?“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瞧,指向什么?指回到圣经。“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它们会告诉你我是谁。”阿们!荣耀归于神!

圣经会告诉你你是不是个信徒。圣经会告诉你你符不符合。你就是这样知道一个人的,藉着他的见证。不是他对此说什么,而是他怎样与圣经一致。真的。你就是这样知道的。
58

耶稣邀请他们这样做。“如果我没有满足弥赛亚的每个资格,那你们告诉我我在哪里没达到。”哦。很好,不是吗?“告诉我,我在什么地方不符合呢?难道我没有满足那些条件吗?难道我没有原原本本做了圣经说我要做的事吗?”哦,基督徒,巴不得我们能使自己符合那些,做圣经所说的基督徒应该做的事。

他们应该知道他就是创造的神,能……他就是造水和风的那位。他们应该知道这点。如果他们知道他就是那个,他们难道不明白这位创造的主必须顺从自己的道吗?哦。如果他创造了……谁最大呢,是受造物还是造物主?就像耶稣所说的:“谁最大呢,是受差遣的,还是那差遣他的呢?”瞧,哪个最大呢,受造物还是造物主?造物主。他们看见了,他证明了,他就是那位造物主。如果他是那位造物主,他的受造物会不服从他吗?
59

让我们也记住是他创造了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身体岂不该顺服他的命令吗?他对身体说,“把那癌症吐出去,”它就出去了。你只要接受那道,并把它种在这里,看看会发生什么。肯定的。是的,先生,我们的身体必须顺服他的命令。你说你是个基督徒;我相信你是。你相信……你安息在什么上呢?有一天,当我们的身体彻底、完全地毁坏了之后,他要叫我们的身体复活。

如果你不相信那个,为什么你还去教会呢?如果没有复活,我们岂不是列在最可怜的人当中吗?但他的应许之道,“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阿们!)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阿们!)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为什么?身体,灰,我们从其被造出来的火山灰,顺从他的命令,因为他就是火山灰的造物主。
在我们里面的生命不只是一个受造的生命,而且是他自己生命的一部分。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权柄对魔鬼说话,因为那是神自己创造的生命,如果你被恩膏了的话。瞧?正确。不是你,不是你说话,乃是住在你里面的父说话。“你们不要忧虑说什么,因为在那个时候要加给你们。”只管继续前进,持守它。哦,我爱那个。
60

当门徒发现自己走到了路的尽头后,他们中的一些人肯定是醒悟了过来,认识到他仍与他们同在。他们到了路的尽头后,这肯定让有些人醒悟了过来,“哦,毕竟,我们在这里作见证。他就躺在那里。(瞧?)他正在复兴之间休息。我们争论不休,担心一切,崩溃,怀疑,害怕,等等,而造物主就躺在船上。”哦,神啊,愿这个也能让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醒悟过来。主啊,让它成就,这是可能的,这能让我们醒悟过来。

那正是使你与你母亲分开的神,那正是赐给你圣灵的神。他现在跟他赐给你圣灵的时候一样是神。他跟那个时候离你一样近。绝对是的。你必须记住他一直都在那儿。一直都在。他们一些人开始意识到,这位造物主就跟他们同在船上。
61

今晚我想知道,如果病人,既然等一下我就要跟病人谈一谈,如果这能让你意识到,你们信靠的这位神,造了你身体的创造天地的主,就在这里。他今晚还跟过去一样伟大。他是神。他不可能少了任何的一点还仍然是神,只要他是神的话。你说:“那是真的吗,伯兰罕弟兄?那是经文吗?”《希伯来书》13:8,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一样的。

今晚我们的请求应当是什么呢,格鲁默弟兄?诺埃尔弟兄?我们的请求是什么呢?叫醒耶稣。如果身边有麻烦,就让我们叫他出场。阿们!叫醒耶稣,因为我们有他跟我们同在。他跟我们同在。他肯定是的。就像他从前一样。他们刚看到他印证了圣经上神说到他的话语。我们也看到了。
62

你知道,在五旬节那天,彼得被圣灵感动,站在那里。众人都嘲笑,在那里取笑那一小群犹太人,他们说话结巴,吐唾沫,流口水,举止好像一群醉酒的人,那些虔诚的大人物站在那里,说:“这些人是新酒灌满了。”

彼得站起来,当他们听了这位传道人所讲的道时,他们觉得扎心。他毫不妥协地讲明了福音。他说:“你们这些犹太人和住在耶路撒冷的人,这些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不要以为这些人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但这……”或许吗?不。“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儿子和使女,在天上我要显出奇事,有火有烟;浇灌我的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你们老年人要做异梦,你们少年人要见异象。’”对吗?他们说:“我们该怎么做呢?我们怎么才能得到这个呢?”
63

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其他人却告诉我们,说这个已经结束了,但他们……那是……如果你停在那里,那是结束了,但继续听他所说的。“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在一个冷淡的宗派世界面前,我们证明了那是真理。阿们!如果道的那部分是真理,那么道的其它部分也都是真理。是的。他们看见经文被他所印证。我们也看见了。

64

叫耶稣来到现场并不难。叫他来很容易。但他来行动时,你要注意他。那正是我喜欢的,就是看到他进入人群中。注意当他……他们说:“夫子,我们丧命啦!”

他揉揉眼睛,说:“你们这些小信的人,为什么疑惑呢?难道你们没有看见我一切所做的吗?没有……我难道没有证明经文吗?所有的经文都指向我,你们一路上都说你们相信我。’主啊,是的,我们相信你。我们会做这个、那个等等。’但只要出现一点麻烦,你们就走掉了。”
那不正是今天的我们吗?肯定是。没错。是的。“你们说你们相信我,但为什么你们不呢?你们为什么疑惑呢?”
65

不久前一个妇人对我说……我可能在某个时候说过了这点。但值得再重复一下。她是个基督徒科学论的。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欣赏你对经文所作的评论,”但又说:“你只有一点不对。”

我说:“谢谢你,就一个吗?天哪!”我说:“我实在是在你眼前蒙恩了。”
她说:“不对的地方就是你太夸大耶稣了。”
我说:“哦。”我说:“这要是我唯一不对的地方就好了。我到那里时,希望神也这么认为,看到我只有一个不对的地方。如果那是唯一不对的地方,我肯定我会进去了。”我说:“即使我有一万个舌头也不够夸他的。不管我说什么,再怎么夸他也不够。”
她说:“但是伯兰罕弟兄,你使他成为神了。你把他当作神了。”
我说:“他过去是,他现在也是。如果他不是,他就是世上所曾有过的最大的骗子。”是的。
她说:“哦。”
我说:“你不那么相信吗?”
她说:“哦,伯兰罕先生,我相信他是个教师。我相信他是先知,但他只是个普通的先知,就像其他的先知一样。”
我说:“哦,哦,你大错特错了。”
她说:“我会向你证明这点。”
我说:“怎么证明?”
她说:“在经文里,当拉撒路,《约翰福音》11章,当拉撒路死了,圣经说耶稣哭了。”她说:“他怎么可能是神而又哭了呢?”
我说:“那是人的部分在哭,那是人。不死的部分是在里面的。那是神在他里面。”
她说:“噢,胡说。”
66

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那天晚上在船上,他是一个人,躺在那里睡着了。那是真的。他像人一样睡着了,累了。但他把脚踏在那条船的帆索上,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浪就听从了他。他可能是一个人哭了,但当他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就走出来了。是的。当他走下山时,饿了,要找东西吃,朝树上看,他是一个人。但当他拿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时,那就是一位造物主。是的。”肯定的,在行动,神在行动。

哦,我爱那个。不是某个偶像,不是某种摸摸雕像的神话思想,不是图腾柱,而是一位真实、活的神在行动。阿们!阿们!不是某个过去的东西,而是现在的东西。瞧?在世人听来,这是愚蠢的,但是,哦,对相信的圣徒来说是多么亲切!太奇妙了!当然。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7

你知道,他比先知大多了。然而他是先知。他是神先知,因为先知是道。圣经说道临到先知,只要先知传讲神的道,他和神是……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在讲神的道。瞧?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是在启示下说预言。瞧?这不是人的话;乃是神藉着人的嘴唇说话。

神选择使用人。他可以选择使用太阳来传福音。他可以选择风来传福音。他可以选择星星。他可以选择任何他想要选择的东西,但他选择了人,
68

182总会有人要做这事。是的,有人……只要他能为自己找到一个人,一个让他可以握在手中的人,他就能做。他找一个人是如此的困难。我想到参孙。他找到了一个很有力气的人。参孙把他的力气献给了神。但他不愿交出自己的心。他把心给了大利拉。神想要你的心、力气、魂、身体、心思和你的一切。这是神能用你的唯一方式,就是使用整个人。是的。

那就是耶稣的本性。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我们拥有的是限量,因为当火柱在五旬节降临时……你注意到圣经说分开的火舌落在他们身上吗?那是什么?那火柱分开自己,在他的子民中分开自己。何等恩典的事!神在你里面,神在他的百姓里面。呐,注意。
69

今晚有人会在教会里这样说。今天人们会说:“巴不得我们能知道主正跟我们在这里。有任何方法吗?”你瞧,他们可以看他。现在仔细听,然后我们就叫祷告队列。他们可以看着他,说:“他躺在船上。他在那里。”

巴不得我们也有某个方法能做那样的事。如果我们能在某个地方看他,我们就可以说:“他就在那里。”
但他也是那么近。他甚至是更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对不对?与门徒相比,他现在更近了,因为他们还得走过船的甲板,走到后面,去叫醒他。你都用不着那么做了。哦,咻!哦,我现在灵里觉得很激动了。我现在开始觉得太好了。哦,《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又说:“看哪,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晚上的时候,昨晚传讲的,“在晚上的时候我仍会在那里。”又说:“我必不撇下你们。不管船做什么,多么摇晃,它们怎么摇晃,或其它的任何事,我必与你们同在,与你们同在,直到末时,永不撇下你们。”你说:“这怎么可能呢,
70

192伯兰罕弟兄?“《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他会证明这点。瞧,”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你说:“我希望你能证明,指给我看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只要你能向我证明这点。”
瞧,这就是他受到挑战的地方—证据。“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换句话说,你将是一个业余的弥赛亚,弥赛亚。绝对是的。因为如果他的生命在你里面,那就不是你,而是他。瞧?你受命继续执行他的工作。“信我的人,我必证明我是弥赛亚。信我的人也要做同样的事。”如果他说谎,他就不可能是你所思想的那位,但我知道他是,而且你也相信他是。瞧?
71

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今晚他在这里正等着被证明。是的。你知道我们应当做什么吗?我们应当像他们一样做:叫醒那在我们里面的耶稣。叫醒在我们生命中的耶稣。那用圣灵使我们的魂燃烧的神,那位除去我这双瞎眼,把它们打开的神,那叫我从死亡的床上起来的神,那位我看见、把死了几个小时的死人带回来的神:医生宣告死了,并写了声明;五个不同的时候。要叫醒那位神。叫醒他。我们应当呼唤耶稣,叫醒他,叫他出场。我们需要他。是的,先生。那就叫他来证实他的道吧。

72

如果我们叫醒他,让他在我们里面搅动,直到你自己的疑惑和惊慌都过去了,就呼求他,并说:“主啊,你应许了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你,我不属于世界。你祷告说我是不属于世界的,那我就不属于世界。我是你的。你说:’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你们要看见我。’主啊,我想要搅动你。我要把你从我沉睡的身体,以及对这些事实沉睡的心里唤醒。”叫醒耶稣。“到我这里来,然后疑惑、惧怕就会停止。”

所有的惊慌,担心……“哦,医生这样说,他要做这事,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这一切都会停止的,因为他是神。他说话,其它的一切都得保持安静。
73

还有好几页笔记,我可以继续讲下去,但现在让我来问你们一件事,因为大约还有十分钟就到九点了。当然还是比昨晚要早两个小时,你们也知道。但瞧,让我这样说,现在停一下,我可以在其它时间讲完它。神会失败吗?他的道也不可能失败,因为他就是他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直到时间的结束。末了的时候我必在那里。”光必要在这末了的时候照耀出来。

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写着。你们相信那个吗?《希伯来书》13:8,经上记着。如果它记着,那现在就让它成就吧。阿们!不要怕把他的道拿来试验。它在那里。他就在这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叫醒他。
74

我们吸入了太多未经过滤的灵,太多了,以致总是让我们想起别的事,转向“我累了,我太疲倦了。我见过这事发生。”你为什么指向某个残骸呢?我要带你到……你说:“我知道有人相信神,又死了。”我知道同时更有几百万人死在医生的照看下。肯定的,肯定的。如果医生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除了信靠神,你无法得到其它的任何东西。如果你相信的话……

你不能只是说:“哦,我要相信他。”不是那样的。要真正地去做才行。不是那样的。你必须搅动他,直到你能看见他进来。
难道我们的祷告不能搅动他吗?难道我们的祷告不能将他从休息中叫醒,带他出场吗?门徒做到了。他们大喊:“主啊,我们丧命啦!”他就出场了。呐,我们也可以做同样的事。呐,你相信这点吗?那么,让我们祷告。
75

哦,主啊,这个简单的思想,“叫醒耶稣,”主啊,我们……因为我们太久没有使用他的灵和信心了,以至它都像过去一样,在我们的魂里睡着了。让我们今晚来摇醒自己。让我们把自己叫起来,从我们的身上除去睡意,使我们能看到他仍在船上。

哦,主啊,今天我在摇醒自己的魂。我知道我今晚必须站在这里的一小群人面前,我摇醒自己。主耶稣,醒来吧,上来吧。我已经把你的道摆在了会众面前。它被试验。主啊,求你今晚向这群听众证明你仍然活着,你仍跟我们同在这里。你的道是真的,“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主啊,你仍在船上,在那古老的锡安之舟上,它要载我们渡过波涛汹涌的大海。当魔鬼卷起暴风雨要降在我们身上时,只要主在船上,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父啊,现在与我们同在,愿你今晚就走进会众的心里。
76

愿你走进我的心、魂、身体、头脑、眼睛和嘴唇中。让我自己的这次奉献成为你道的证实,即你在《约翰福音》14:12应许的:“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愿它去到听众中,使他们能这样相信它,“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我们今晚正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主啊,彰显你自己吧。这是你的应许。你的道不会落空。

当然,让它落在会众信心的根基上,使他们能接受你。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神啊,我祈求你归荣耀于你自己。我把这群听众、信息和所播撒的种子交托给你。愿圣灵进来,发出光来。就像我就那个撒玛利亚妇人的种子所说的,当光一闪烁时,愿信徒能快快地看见它。愿生病的男人、生病的女人、男孩、女孩看见它。那些有其它渴望的,愿他们快快地看见它,并得到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现在你们相信吗?
77

210现在,我相信……我会试一试。我一次只能领几个人,让我们开始领他们上来,有人要为他们祷告。我知道非常拥挤。传道的弟兄们,你们坐着不动。我退到这里,靠着这个。你们就坐这儿,好的。

现在,不要疑惑,只要相信。你们会这么做吗?在信的人凡事都能。是的。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好的。你必须相信。你必须相信神的道是真理。好的。
78

让我们……我们一次能让多少人站在这里?大约8个?10个?好的。让我们从1号开始,叫1号10号或15号。从A1号到15号。谁有A1号祷告卡?今晚我看见西班牙人和印第安人也都在这里。他们可能不明白。好的,来了一个妇人,过来这里。2号?在这里。哼,就在这儿。是的,在这里。好的。2号?3号,3号?好的,过来这里,如果可以的话。4号,5号,6号,7号,8号?哪个人去领那边的小男孩一下,他不会走。8号,9号,10号。大约10个了。

好的。我们看看我们怎么……哦,我们……我不知道,我们现在可能叫了太多了。好的。10号。没关系。让他们像那样排好。很好。现在有多少人全心地相信?呐,我们还没有叫太多。10号,11号,12号,13号,14号,15号。好的。
79

现在,我要你们真正的敬畏。我已经讲了一个小时,或更多一点。我所说的没有任何意义,除非神来支持它。如果神不支持它,瞧?道仍是对的,不管神支不支持。他以前支持过,他从未让我失望过。我知道他不会,因为他说他不会。瞧?我知道他会支持的。但我们必须相信它。我们必须全心地来相信。

据我所知……我要你们在祷告队列中的,所有要进到祷告队列中的,往这边瞧。我相信他们每个人对我都是陌生的。我相信他们所有的人都是陌生人。如果那是对的,请你们举手。如果我不认识你们大家,请像这样举手。好的。我不认识那些人。他们……这里没有很多人……我认识一些在这列的。我不肯定。我想这是诺埃尔弟兄的妻子。我不肯定。已经很久了。
80

约翰逊弟兄怎么样?我想他中风了,不是吗?哦,说什么?对吗?神祝福她的心。当我最初开始聚会时,这一小群的阿肯色人,那些人对我就像是爸爸妈妈一样。我永远都忘不了阿肯色州。是的,先生。我参加的任何聚会,没有一次不是有很多阿肯色来的人。今晚这里有多少从阿肯色州来的?请举手。其他的人都是从俄克拉荷马州来的。你几乎可以确信这点。瞧?事情就是这样。但我们都是属天的,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

81

琼斯姐妹,琼斯弟兄,几年前当我去你们教会的时候……我相信是在摩亚克,不是吗?你记得当我去到那里时,要找出人们的病,我唯一知道的方式是通过……你们领他们来到台上,他们把手放在我手上。我就在那里等一会儿,不是想用我自己的声音,他会说话,“肿瘤,白内障。”我告诉你们时候要到,他在那里告诉我:如果我真诚的话,我就会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瞧?是的。有多少人记得我最早去到凤凰城的时候?好的。它发生了吗?记住,注意这磁带。我们现在要去到更高的地步了,要上到更高一点了。记住,请记住。

82

我们想要看到耶稣,我想看到他。我们知道他的身体不会回到这地上,直到他来接教会,因为它必须留在那里作祭物。对吗?它必须留在祭坛上。今晚他坐在神的宝座上,它必须留在那里,因他的鞭伤……他是祭物,祭物是在坛上。他的身体不能来,但他在基督里的生命又回来了,以圣灵的样式回来降在教会上。圣灵……

不是那个身体在做那些事。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他做这些事。”我们相信那个,不是吗?呐,如果我告诉你们歹徒的灵在我里面,你们就会期待我拿着大枪,凶恶。瞧?艺术家的灵在我里面,你们就会期待我拿着刷子画画。如果我告诉你们基督的灵在我里面,它就会做基督的工作。“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就像从一条藤中取出生命放进另一条藤里,它就会结出在那条藤里的生命的果子。
83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这样做。我无法说。但如果我藉着一个恩赐……不是想要解释它。我解释不了。但你们许多人都知道我到过全世界,去过好几次,一次在五十万人面前,五十万人;因为他们翻译的语言太多了,我不得不把我说的记下来,等十五个不同的翻译都翻译完了,然后我好再回到我所说的东西上。我看到神的灵下去那里,做出他在这里所做的同样的事。所有的国家、语言,他们都毫无借口了。

84

记住,它不会去到每个人那里。当耶稣在地上时,还不到三分之一的犹太人知道他在地上了。你们知道这个。他去到选民那里,他们也会接受他。是的。那就是圣灵今晚所要去的地方,就是到选民那里。如果你能相信耶稣是为你的罪死了,并接受他作你的救主,他已经拿你的生命重新塑造了,记住,因他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瞧?你已经,你已经得了医治。你相信这个吗?圣经说我们已经得了医治。对吗?不是将要,是我们已经。我们已经得了医治。

85

当耶稣死在各各他时,罪的所有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你相信那个吗,弟兄?瞧,他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它对你不会有任何的益处,直到你接受了你的赦免。瞧,你必须接受它。你也必须以同样的方式接受你的医治。如果有人经过,说:“我要医治你,”他错了。那是违背圣经的。他可以在这里指给你看耶稣在哪里为你做了,这基于你的信心。神决不能做任何事……神不能违背你的信心而行事。你必须相信它。

86

耶稣,当他来到自己的人那里,听听圣经所说的。“因他们的不信,他就不能行很多大能的事。”在他显明自己就是弥赛亚之后。那天他证明他就是弥赛亚了。愿神帮助我谦卑我的灵到一个地步,使我能证明他仍是弥赛亚;曾经在地上的同一位神可以用一个顺服他的必死之人,藉着他原原本本地行出他应许要做的事。那岂不会令人信服吗?那岂不表明他是……他不是睡着了,他是醒着的。他准备让你叫他行动。

87

今晚我站在这里怎么样呢?我得做什么呢?我猜这里有一百五十人,类似这样。不管是一百五十人,还是一个人,或者是五十万人,都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一样的。瞧?如果谁认为这是假冒的,不正确,我请你上来取代我,做同样的事。瞧?哼,你知道最好别试。哼,瞧?注意。神必须证明他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主神……

这是一个……把你的卡给那个男孩。过来这里。这是一位女士,比我年轻多了。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我猜我们彼此是陌生的。是的。
88

239我们彼此不认识。当你回家时,你读一下《约翰福音》4章,找出那是不是一个圆形的地方……有谁曾到过巴勒斯坦的叙加吗?那个妇人所去的那口井仍在那里,它是一个圆形的地方,上面有葡萄。耶稣靠墙坐着,妇人就走了上来。他正站在这个全景中,这时妇人从街上走来,上来打水,走到了街尾。她走上那里,耶稣就跟她谈话,直到找出了她的问题是在哪里。耶稣说出了她的问题是什么。

当他这么做时,妇人马上说:“先生,你一定是先知,因为你……”他必须……如果他是个先知,那么神的道就会临到他。但妇人说:“我们知道我们正在仰望弥赛亚,当他来了,那就是他所要做的事。”多少人知道这是经文?这是经文。
89

这是我的手,就按在圣经上。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她说我们彼此是完全陌生的。呐,这道要么正确,要么错误。是的。它要么正确,要么错误。我们无法使它成为别的东西。女士,只是要同你交谈一会儿,就像我们的主对那个妇人所做的。如果他能告诉我……如果我对你说:“哦,当然你有祷告卡。你上来这里。你病了。”瞧?如果我说:“荣耀归神。”按手在你身上。“荣耀归神,你要痊愈了。”这没问题,没有什么不对的。那正是该做的事。瞧?是的。圣经说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是真的。

但是,呐,你会搔着头皮,并查考:“他告诉我对了吗?我要痊愈吗?”如果……如果有东西能知道你的生命,你过去是什么,你做过什么,你的问题是什么,就像他告诉了妇人她的问题是什么,如果他能告诉你那些事,如果他知道过去是什么,他也肯定知道将来会是什么。对吗?肯定的。
90

如果妇人病了……她可能是为别的人站在这里。可能是疾病;也可能是财政困难;可能是家庭问题。我不知道;我无法告诉你。那是真的。瞧?但不管是什么,如果主说出来,妇人就知道那是不是真理。她知道的。她知道是不是。如果错了,那就不是神的灵,因为先知这么说过,他发的预言就错了。但如果是对的,那就是神的灵。如果我们知道耶稣今晚跟我们在一起,那岂不会安慰我们,使我们觉得奇妙吗?那会给你信心吗?当然。

要医治妇人,我做不到。我无法那样做。这事已经做成了。你明白吗?它做成了,现在是取决于她的信心是否相信。如果主穿着这件西装亲自站在这里,他也不能医治这妇人。他会说他已经做成了这事。“如果你能信我已经做了,病就结束了。”瞧?是那样的。
91

但现在,主唯一能做的,他能证明他仍是弥赛亚,就是那要来的神先知。他应许了他的门徒要做同样的事。就是这样。这又带回到了经文,那是经文,弟兄。我知道这完全违背现代的信仰,但这是神的信仰;是神的方法,因为他这么说了。有经文你自己去读。他们却试图扭曲它,从中搞出别的东西来。

呐,我要问你一件事。这妇人是个信徒。我想要……有件事就要发生了。你请记住,有件事要发生了。呐,如果发生了,多少人会接受,并说:“那为我解决了”?你会相信吗,女士?你们在那边的相信吗?你们其他的人相信吗?让神来做审判官。
92

还不等我说完……我之所以这样说……多少人见过那光,那道光的照片,主的天使,你知道,乔治·莱西。好的。那道光现在就在她和我之间。很受欢迎,我就知道她是个信徒。是的。你想要我为你祷告的事是:疼痛,身体上的疼痛。另外,那是并发症。你有太多的事。但等一下,我接触到了你的灵。你准备要动手术(是的),要动手术。他说那是在胆囊上。是的。现在你怎么想?神祝福你。只要相信。是的。他是不是基督?如果你想的话,就问问这女士。

那是……那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的他。瞧,你的信心唤醒了他。瞧?他就出场行事来帮助你,祝福你,赐给你所渴望要得到的那些事。
93

呐,一个异象比一个半小时的讲道更使我虚弱。瞧?觉得颤抖,虚脱。坦率地说,这是我第一次举行聚会……我知道那天晚上圣灵临到某个教会,叫出了三、四个人。当事情发生时,他们没有马上做出反应,圣灵就忧伤,马上就离开了。他就将我留在了那里。你必须……你必须回应他。是的,先生。请记住,他对你没有义务,你对他却有义务。

我们彼此是陌生的。你见过我一次。是在亚利桑那吗?是的,在一个祷告队列中。那是多久以前?是的,很久以前了。
94

我记得我一生中最长的祷告队列就是一天下午在凤凰城这里的。我忘了那个教会的名字,那里有一个……过去是一个矮个子的人在牧养教会。我忘了他是……是凤凰城的很大教会。是富勒吗?不是。富勒弟兄,我认识他。说什么?我记得加西亚,但这是那边的一个大教会,萨顿博士过去在那里牧养什么的。那边那个大教会的名字是什么?它是这个地区最大的一间全福音教会。福克纳,就是那个。就是那个。福克纳,在他的教会……

你们还记得那个队列吗?那天下午我开始了,一直祷告到晚上半夜,我相信是的。只是按手在人们身上。我太虚弱了,几乎连动都不能动了。
那是在异象事工临到之前。异象也有,但只是偶尔。有时候当我单独的时候,主就会告诉我有件事要发生;我就来告诉你们主给我所讲的一切,有件事要发生。它总是发生,不是吗?主说什么呢?相信它,神就会证实它的。
95

女士许多年前……我猜从那以后我在全世界已经为两百五十万人祷告过了,你知道,或许比那还更多。但我不可能知道你的事,一无所知。有一次圣经说……

顺便说一下,笼罩那个妇人的黑暗已经离开她了。是的。哼。我没有……你感觉不一样了,不是吗?只要你能持守那个信心,需要的就是这个。用喜乐和信心来充满它,不然因为不信,它就会带另外的五个或七个更坏的回来。瞧?就呆在那里,说:“我相信,这就解决了。”
我们彼此是陌生的,我只想说两个见证……圣经说,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我相信是的,不是吗?两三个见证,三个见证,句句都要定准。如果可以的话,我打算把剩下的时间都放在这里的医治队列上,我不想在辨别的事上花太多的时间,只要你们知道就可以了。
96

顺便说一下,坐在那里的那位女士患有晕眩发作,它们再也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了,只要你相信。请告诉我她触摸了什么。我看见那道光旋转着去到了那个角落,我在异象中看见那妇人像这样抱住头来回走动。她做了什么?她触摸了耶稣的衣裳。圣经说耶稣是大祭司(对吗?),能体恤我们的软弱。那就是她所做的。看到她的反应多快。事情就发生了。瞧?只要相信。

呐,那应该解决了一切。那使它成为了真理。你看到为什么我没有沿着队列行这事,我想要尽量控制住自己,因为我明天晚上还有另一个队列。但你们看到主出场了。那是他。不可能是我。我一生从未见过那妇人,对她一无所知。瞧?
97

太简易了,以至今天大有才智的人都绊倒在如此简易的事上头。那就是他们错过的原因。他们想要搞明白它。你搞不明白。你相信它。你只要相信它。

那个印第安女孩有头痛,只要她相信,头痛也必离开她。我从未见过她。她甚至不……瞧?触摸基督。只要触摸他一次,看看这对不对。那些人是陌生人。问问这女士。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就我所知,那在神面前是真的。瞧?如果你能相信他,他就在现场。但不要绊倒在它上面;要相信它。如果你相信,它就会为你做某件事。他必医治你。只要你们相信,你们所有的人都能得医治。你瞧,台上站着一个妇人,圣灵移开,穿过了听众,医治人。表明他在各处,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阿们!荣耀!叫醒你里面的耶稣。让以圣灵的样式进入你里面的他来穿透你。
98

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主神能向我启示你为了什么来这里,你相信我,不是吗?好的。你看着我。我是指,就像彼得和雅各,你知道,他们说:“看着我们。”要让你脱离……它从各处而来。我相信等一下会有一个真正的医治聚会。瞧?

第一,你的眼睛搅扰你。你几乎要瞎了。眼睛里的神经在死亡。
很长时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捕捉到这种想法,有人说:“他是猜出来的。”我不是猜。我不是猜。你记住,我藉着圣灵捕捉到了你的意念。让我们看看我是不是猜的。瞧这里,姐妹。你是个信徒。你的胸部有问题,癌症,脖子后面有皮肤癌。你相信神会除掉它吗?你想要回到你所来的新墨西哥州,相信神医治你了吗?好的,沃特金斯太太,回去吧,当你到了那里,奉主耶稣的名得医治吧。你若能信,只要有信心。
99

280我们彼此是陌生的。你在聚会中见过我,但我是指认识你,要说我认识你,我不认识。等一下。我大大地超时了,但你们肯定知道主就在这里。这个又站在这里的妇人,我们要,我们要为他们祷告。我想至少三个了,不是吗?哦,是的。那都是在听众中的。是的。

我一无所知。在我看来你健康强壮。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但在你心上有一件事。那就是你所渴望的东西,是为着别的人。我看见一个年轻人,不,是两个年轻人。他们是你儿子。不,其中一个是儿子,另一个是女婿。他们两个都有胃病,他们两个都有黑影笼罩着他们。他们两个都是罪人。那是主如此说。你现在相信吗?多少人愿意同她一起相信呢?让我们祷告。
主耶稣,我们现在为我们姐妹的这个要求而相信你。我奉你的名祝福她。愿她去接受她所求的,为了你的荣耀。阿们!
100

现在你们所有的人都全心相信吗?过来这边。你相信主会告诉我问题是什么吗?如果那个长期的哮喘病消除,你可以回家得痊愈,那岂不好吗?如果你相信,它就会……

说英语吗?心脏病,胃病。相信主耶稣,它就会离开你。阿们!
过来,女士。说英语吗?呼吸困难,哮喘。去相信吧。呼吸,奉主耶稣的名相信吧。
过来,姐妹。说英语吗?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的问题是在你的背上。要相信,它就再也不会搅扰你了。
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被关节炎困扰。我看见你想要从床上起来。早上你几乎都起不来。去相信吧,你再也不会那样了,你将会痊愈的。
你们相信吗?全心地信吗?现在叫醒在你里面的耶稣。基督就在这里。他在现场。你们都相信吗?现在请你们彼此按手。只要按手在对方身上。
101

我要引用一节经文。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亚利桑那州的坦佩,“传福音给万民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耶稣此时就在场。如果你相信他在场,就说:“阿们!”在耶稣基督里的同一位圣灵今晚就在这个教会里。你们为你们按手的那个人祷告。只要祷告出来,说:“主神,医治这个人。”他们也正在为你祷告。

主耶稣,我祈求,神啊,愿你把你的能力和圣灵降在这群听众身上,主啊,降在这个脸上戴着口罩的妇人身上。我祈求你医治他们,主啊。愿魔鬼,愿暴风雨平静下来,愿神的能力接管这群听众,赶出一切邪恶的权势和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