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15 接受神在末世所预备的方式

1

[原注:会众唱“只要相信。”]你好吗,卡尔弟兄?把那把椅子推到后面。好的。这是我的吗?哦,放在这里就好了。哦,今晚回到主的家里来实在是好,特别是这个家,因为不久前当我们宝贵的弟兄夏里特建造好这地方时,我有幸把这房子奉献给了主。我们把这房子奉献给了主,用来事奉他。任何时候进到神的家里都是好的,不是吗?这真是个好地方。在这个寒带,这里……我下到这里来是要躲避寒冷天气的,但我却正好碰上了。昨晚我说:“希望不是我把这一切的麻烦带给你们大家的。”瞧,你知道,他们说夏天跑这儿来放寒假了。或许要在冬天来看一看,看看它是怎么样的。但任何时候到这里来都是好的。

2

从孩提时代起,我就一直对凤凰城有一种感情。我爱凤凰城。凤凰城是我第一个向不是白种人的人传道的地方,就是印第安人。我上到了保留区。我猜今晚这里可能还有人记得我在讲台上向神做过了一个承诺:若神医治一个酒鬼和一个得了肺结核的妇人,我就去保留区向印第安人传道。他们让我想到了这点,后来两个人都得医治了。我就上到了阿帕契人保留区,主在那里赐给了我们极大的胜利。

我想不起那个在那里得了癌症被医治了的女士的名字。那是一个突出的病例。我相信她是那里的宣教士,属神召会的,这点我记得最清楚。我跟她(米切尔)同去,是的。这里有谁参加过那天晚上在保留区的那场聚会?我想……是的,没错。
3

我觉得我已经到了很窘迫的地步了。我无法让他们明白我的意思。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有一个……我讲完道,跟他们讲了基督的事,过了很久……我正站在宣教大厅的台阶上。他们坐满了那地方,后来他们都出去了。我正在跟他们讲话。那天晚上最突出的一件事,是他们用一块木板抬进来的一位印第安老人,不久就天亮了。他们趟过了河流来到那里,把他带了进来,身上都湿了。

我问那个年轻人,我说:“你不怕得肺炎吗?”
他说:“耶稣基督看顾我。我把我爸爸带来了。”
“好,”我说:“你相信他会得医治吗?”
“是的。”他因痉挛而颤抖。两个年轻人扶着他。我就为老人祷告了。
不久我听见了有什么东西在尖叫。往下看。老人把木板扛在了自己的背上,到处走,向每个人挥手。只是单纯的信心去相信,需要的就是这个。
4

我记得那天晚上,一个甜美的印第安老妇人,她的长发辫子向下垂着。她拄着双拐杖,是自制的,做得很好,像一把扫帚柄,上面有一块二乘四英寸的木板,周围包着破布。其实,下一个要来的是……她从房子里面出来,进到了队列里。但有一个年轻的印第安男孩,看上去非常强壮的人,他比其他所有的人先进到了队列中。

那个可怜的老人想要伸出她的杖。在她进入队列之前,她看见了两、三个人得医治。我想,当她看我时,那些又大又深的皱纹,泪水沿着她脸颊上深深的皱纹流下来,我想:“某个人的妈妈。”我从未对她说一个字,也从未为她祷告什么的。她只是抬头看着我。当她这么做时,她就把拐杖递给我,走开了,就那么简单。
5

我儿子想要让我快点。你们能听得清楚吗?今天我读了一个关于一头猪被带到了圣所里的故事。我猜你们注意到了。[原注:麦克风调整了一下。]呐,总之,这感觉更好一点。反正生命就是这样的,总是有很多疙瘩,不是吗?

呐,人们站着,我们不……只要可以,我们尽量不想占用更多的时间。你们是那样好的人,以至我真想跟你们讲上很长的时间。我们现在是在拜访全福音商人团契。地区大会将在拉马达旅馆举行,下旬开始。让我看看。什么日期?24日,24日到28日在拉马达旅馆。将会有一些杰出的讲员出席:奥洛·罗伯茨弟兄和许多其他的人。我们总是过得很愉快。当人们像那样走到一起时,我们将在这个拉马达旅馆过得非常愉快。
6

可能奥洛弟兄和我会在那里举行一场医治聚会。你不能断定。那会很好的,如果……所以我们……我们从未一起举行过聚会。我不知道他对和我一起举行聚会是怎么想的,但我愿意。如果他能接受,哦,那我们就试试。到时要为病人祷告。

我们没有举行医治聚会,如果你注意到了的话。我们没有分发祷告卡或任何东西,因为这个小教会太拥挤了。你知道,当人们……你几乎不能让人们进出了。这么做,会导致很多的拥挤和混乱,消防队长不会喜欢这样的。所以在到目前为止的聚会中,我们就省略了医治聚会,只是在尽力传讲一个简单的福音信息。你们的出席,跟我合作,你们为我所做的祷告,鼓励我来到了这里。我希望这个小信息能鼓励你们继续为基督而活。
7

我注意到,许多次人们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那使我们大家都熟悉了,我们彼此间就变得真正亲密了。我喜欢那样。我们最好一起坐在天上,因为我们将要去到那样的地方,我们将一起在天上,去到天上。

那天我在邮件中接到一些批评的信。在我们调节一下情绪时,可以来讲讲它。任何传道人都知道你必须说一些别的事,使自己适应听众,也使听众适应你。
8

有……基督徒商人在《商人之声》上刊登了这篇文章,我想我们就称之为异象吧,但它跟我通常所得到的异象有点不同。我从我所在的地方被提上去了,在我看来不会比那房子的屋顶高多少。我去到了另一个地方,在那里我见到了所有那些去世的人。当然,你们许多人读到了这篇文章。在那里,当主告诉了我他们是谁以后,他们都是年轻人,他们是真的……

我一直都怕死。不是怕我会失丧,而是我不想成为一个灵。我只是……我想要是一个人,因为我一向都是在作为一个人在思想,在跟人握手。我想:“要是我到了那里,我遇见了罗斯弟兄,会怎么样呢?他将是一朵白云,或什么的。我凭着别的感官知道那是罗斯弟兄。但我不能跟他握手,我不能跟他交谈。”我想知道:“那岂不可怕吗?”但我想:“当我回来时,当然,我有一个复活。”那节经文以前从来没有闪现在我的脑海里,就是: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我们已经有一个在等候。
9

所以那天早上,我起床了,我在想:“老兄,你已经五十岁了。如果你想为主做点什么事,你最好快点。你过不久就会太老了。”突然间,我被提上了这个地方,能回头看,看见自己就在这里。以前从来没有过那个经历。许多次我有异象,看见自己站在某个地方,接着……哦,如果你不明白,你会认为你失去了理智。你在这里,又在那里注视自己。然后你离开这里,你在那里又回到了你自己。可能是很久以前,几年前,等等。很难解释。你无法解释。你不能解释神。你必须相信他。瞧?如果你能解释它,那就不再是信心了。你必须要相信它。

10

主告诉我之后,看见了所有的这些人,他们是……他们有身体。他们不能犯罪。男的和女的……那些女的拥抱我,她们是女的。但不可能再有罪了,因为我们身体里的腺体在那里都将改变。我们有……我们现在是不同的性别,因为那是为了繁衍世界,我们的婚姻会生出孩子。但那时将不再需要那个了。将不会再有孩子出生了。我们在新世界里根本就不会有性腺了,瞧?然而女的仍是女的,身材……男的也还是男的。但他们中间不再是那样的男性和女性。那些腺体没有了,所以撒但根本没有办法在他们身上耍别的花招。在那件事上,我注意到……

11

11这些女的跑上来,拥抱我,说:“我们宝贵的弟兄,我太高兴你来这里了。”真奇妙,她们所有的人都很年轻,所有的人都是最漂亮的女人,长头发,长裙,你知道,好像袍子,像丝一样的白袍子。她们的样子太美了!

弟兄们也来了,是我所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看起来他们所有的人大约都是二十岁,他们的眼睛闪亮着,他们……哦,他们都绝对是人。我奇怪。他们拉着我,拥抱我,说:“我们宝贵的弟兄。”
12

我奇怪怎么……我回头往下看,还能看见自己正在那下面躺着。我想:“奇怪。”我问……有一个相当可爱的女士过来,拥抱我,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太高兴你在这里了,我们宝贵的弟兄。”

她走开的时候,我看着她,那个对我说话的声音说:“你不认得她吗?”
我说:“我不认得。”
他说:“你领她归入基督的时候,她已经过了九十岁了。”
而她在那里,以一个女人的标准来看,是我所看到的最漂亮的女人。我说:“难怪她说’宝贵的弟兄’。”瞧?她再也不会改变了。她会永恒地保持那个样子。
我说:“我想要见耶稣。”
他说:“他比这更高。有一天他会来,你将根据你所传讲的福音受审,因为你是领袖。”
我说:“哦,保罗也必须因着他那群人而被审判吗?”
“是的。”
我说:“我跟他传讲了同样的福音。他怎么说,我也原原本本地照着那样说了。”
那几百万的声音大喊:“我们正是安息在这个上。”
13

接着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我过去曾有一匹小马,我叫它王子。我太爱那匹小马了。每天早晨上学前我常骑着它,去下夹子。我看见这匹小马走到了我身边,把它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嘶鸣。我拍拍它,我说:“王子,我知道你会在这里的。”我觉得有东西在舔我的手,是我那头猎浣熊的猎狗。它送我去学校,靠打猎给我添置衣服。我说:“王子,哦,弗里兹,我知道你也会在这里的。”接着我就觉得有事情发生了。我又回来了。

14

这件事写在了《基督徒商人之声》上。那天一个传道人写信给我,他说:“我欣赏你的异象,伯兰罕弟兄。它听起来非常好,直到你提到了你的马。天堂是为人预备的。天堂没有像马这样的东西。”

“哦,”我说,我回信给他,说:“弟兄,我从未说我是在天堂。我正在问耶稣在哪里,他仍在上面。”我说:“但也许这个能帮你更明白一点:在《启示录》里,当耶稣离开天上的天时,他骑着白马,天上的万军也骑着白马随着他。瞧?那是从天上的天来的。”
15

当我开始回来的时候,有一句话让我感到很高兴的,他说:“凡你所爱的和凡爱你的,神都赐给你了。”某个光明的日子,在彼岸,将会是不一样的。我就是不能……朋友,错过那个地方,你实在担不起。不要错过它。不管你做什么,使……不要害怕。不需要惧怕。那里没有任何东西是值得害怕的。

哦,当我想到要回来时,就使我难过。“我必须再回去吗?我必须回到我害怕在的地方吗?”瞧?当我们去到复活的身体时,那时我们就要吃喝了。他们不吃不喝。他们不需要吃喝。他们不去任何地方,他们也不累。那只是……我真是缺乏词汇。那是完美;这个词也表达不了它。它超越了我所说的完美。他们……他们就是到了,就是这样,在那个地方,真是太奇妙了!
16

所以,哦,听着,朋友们。我认为我是头脑正常的,我知道它听起来很奇怪。但我从来不能,也从来不想向人们解释这些事。许多事情……它解释不了。你只会使人们的头脑混乱。但如果我可以,我觉得我要那么做,就是这是一个警告。

注意这点。我这样说。不要怕。死亡只是一个试图让你远离某个东西的稻草人。哦,太荣耀了!它超过了你所能想到的任何东西。难怪圣经说:“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哦,只要越过时间的帷幕去看一看。从那以后,我比以前任何时候更努力,竭力要为基督赢得众人。你付不起错过这个的代价。不要错过它。要确定你是跟神和好了,其它的事都会没问题的。
17

呐,我记了一些笔记在这里,我想今晚我会从中来稍微讲一讲。我想明天晚上我们要上去,离这里大约有二十英里或更多:梅萨,我相信是的,梅萨。是吗?梅萨,梅萨。之后,下一个晚上是在坦佩,坦佩。我口袋里有日程表,在威廉斯弟兄给我的信上,但我非常忙,我还没有仔细地看。比利只是来接我,说:“我们要去某某地方,某某地方,我们要去了。”但等我到了这儿,他却想要掐死我。

18

呐,大家都觉得很兴奋吗?如果是,请说“阿们”。相当好。很好。现在让我们低头,我们有一些幽默,一些表达。我们是孩子,我们就像孩子一样聚集和说话,我们……甚至神也有幽默感,你知道。在我们读主的道之前,现在让我们低头,跟主来说说话。

在我们的心俯伏下来时,这里有人有祷告的要求吗?请藉着举手来显明它。神祝福你们。让我们现在低头。
19

我们的天父,当我们低头和谦卑我们的心时,我们正在走进你的同在中。我们凭着信心奉主耶稣的名越过月亮、星星,来就近神的宝座,因为我们确信,如果我们奉他的名而来,你必垂听我们。我们藉着他的名必在你面前得蒙悦纳。知道我们藉着耶稣基督的名在神的面前得蒙悦纳,那是何等的荣幸啊!

父啊,主告诉我们,我们奉他的名无论求什么,你本着你丰盛的怜悯和恩典,必赦免我们的罪,并将我们所愿的赐给我们。父啊,我们对此真是太高兴了。我们所能想到的任何东西,都无法与这份荣幸相比。我们美国公民能去见一下我们的总统,是一份荣幸。我们要经过多少的手续才能去见我们的总统一会儿,占用他繁忙日程中的一点时间。在能得到那份荣幸之前,我们必须经过各种的办公部门,必须经过各种途径,必须陈述我们的理由,必须经过检查。
20

但是,想一想。神,创造天地的主,正在等候我们(我们这些不配的罪人)去见他。他正在等候我们奉主耶稣的名去见他,因为拥有这保证,我们必得到我们所求的,只要我们相信我们就必得着。我们要非常认真地检查我们的要求,确保我们不会愚蠢地说话或愚蠢地要求。如果我们会这样,主啊,我们求你赦免我们。

今晚我们祈求怜悯能临到每一只举起来的手。愿他们的要求得蒙悦纳,主啊。愿他们此时心里就感觉到有这个保证,当我们在你面前时……当我们睁开眼睛,从你所造我们的尘土中抬头时,愿我们能感觉到那个锚定了的保证,即我们所求的已经得蒙悦纳了。
21

主啊,我们为今晚在房子里,可能还从来没有藉着祷告进到你面前祈求你赦罪的那些人祷告。愿今晚所说的一些话,所做的一些事,或圣灵的运行,能使他们的心颤抖,并祈求那赦罪的恩典。

医治病人。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赐给他们确信,出于信心的祈祷现在已经做了,它必要救那病人。因为我们可以说,并加上这点,即那是主如此说,因为它记在主的道中。
22

父啊,我们祈求你祝福今天在这里为你的道所提供的这些评论。从所读的这些道中给每一颗心带出一段正文。主啊,如果我在什么地方失败了,并错过了圣灵的膏油,愿神本着神圣的恩典随着道同去,把它放在它所应当去的每一颗心中。愿今晚我们能看见全能者的手伸过这房子,行大大超过我们所能做、所能想到的事。

当今晚我们离开,并回到我们各自的家时,愿我们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23

呐,许多人愿意记下传道人所使用的主题。我会……如果你们现在想,我想要在神圣的经文中来读两处地方。我们先要读的是在《创世记》第22章,然后我们要读的第二部分经文是在《约翰福音》12:32。在《约翰福音》,在《创世记》第22章,我们从22章第7节开始读。

7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父亲哪!”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请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8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呐,在《约翰福音》12:32,我们来读从我们的主口里所出来的这些话。
32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
呐,我想要讲的主题是这个,“接受神在末世所预备的方式”。为着录音的缘故,让我再引述一遍。我相信他们正在录制这些信息。在我们的录音带上,我猜我已经从中传讲了五百多个主题。他们有一些是跟这相似的,但不完全是这样的,“接受神在末世所预备的方式。”
24

你知道,有很多的路是人们可以选择的,但其实人所走的只有两条路。那就是正确的路和错误的路。今晚我们所有在这里的人,我们都是走在其中的一条路上:正确的路或错误的路。没有中间立场。耶稣说:“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太6:24]意思是世界。我们要么正确,要么就是错误。呐,我们离开自己的路,是我们能进到神的路上的唯一方式。神为一切都提供了一条道路。他提供了道路。我们陷入困境的地方,是没有跟随那条路,而是把我们自己的路添加了进去。那就成了歪曲。任何歪曲的东西都是不可靠的。所以神有一条路。让我们来看一些他的路。

25

让我们来看自然界中的一些事,因为自然界是我的第一本圣经。我知道神是一位造物主,是他创造了自然界。他住在自然界的受造物中。让我们来以树为例。几分钟前我刚在那边的一棵树下停住,树上有树枝。我注意到了叶子正在掉落。我们从来不能,也永远不能找到一个比神预备的隐藏生命的更好的方式,来让树隐藏它的生命度过冬天。

26

61如果我们试图给树制造出一些其它的方式,跟正常的预备方式不同,会怎么样呢?如果每年的八月或九月,特别是在我的家乡那里,在北方;如果我们去到苹果园,拿某种仪器,在苹果成熟后的八月左右,把它插进树里,把树的生命提取出来,放到一个温暖的地方,让这生命(树的生命液)度过冬天,放在一个温暖的容器里,一直保存到春天,然后将它又注回到树里,会怎么样呢?你知道,那行不通的。决不可以那样。试图要那样做,只会把树杀死的。但神有一个方法来照看那生命度过冬天。神提供了一条路。知道冬天会临到树,他就为树提供了一条路。不久前,我有幸靠着这点带领一个七十五岁的不信者归向了基督。

27

伍德先生,我的一个邻居。从信仰上说,他原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有一个残疾的儿子,有一条腿是向上翻的。我相信,他妻子是属于神的会安德森运动的。他们去到了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他们住在那里的一个叫克莱斯特伍德的小地方,离路易斯维尔大约三十英里。在礼堂的聚会中,他们看见一个得了这种病的女孩,她已经变得僵硬的像块石头。这病已经使她一直瘫痪到了臀部以上,她已经有几个月不能动了。这病是从脚来的。一个晚上她被代祷了,第二天她就能尽情地在台阶上跑上跑下了。

28

伍德先生带来了他儿子。当然,他没有进到聚会里。这之后,我马上就去了海外,为我们的主去传道了。回来时,我在俄亥俄州举行了一场聚会,他带了儿子来,名叫大卫。他坐在后面,哦,几乎有半个街区远。

圣灵进来,说:“今晚这里有一个人,他和他的妻子就坐在最后面。”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说:“这人的名字是伍德,他是个承包商。他有一个残疾的儿子,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条腿在下面耷拉着。但是,主如此说:这男孩得医治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事,这孩子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他妈妈说:“大卫,为什么你不试着站起来呢?”他站起来时,这条腿就跟另一条腿一样正常了。
29

这人卖掉了他的生意,搬了过来,成了隔壁的邻居。哦,他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弟兄。那天早上,他知道了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大约黎明的时候,我要离开家,他就站在了街上,像那样哭着,要求搭车,好像他要跟我一起走。他拥抱了我,就沿小路回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弟兄。他一直是我非常好的一个朋友。

30

大约三年前,我们去到肯塔基州打松鼠。天气很干燥。呐,如果你们东部人有谁知道灰松鼠是什么,当灰松鼠受到惊吓时,脱身术大师霍迪尼跟它相比就像是业余的。所以我喜欢打灰松鼠,我们用点22型来复枪打它们。我们打猎……我度了大约两个星期的假,我们一直在露宿。天气很干燥,你要是穿过树林时,折断了一片树叶,这小家伙……哦,嗖的一下,你就看不到它了。消失了。

31

所以伍德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这下面有一个地方,那里有深山谷。”多少人知道山谷是什么?哦,你是从肯塔基的哪个地方来的?在肯塔基那里他们就是这么叫的。在这里,我相信你们称之为峡谷什么的,水沿着支流经过那里。你进入那些深谷的地方,因为潮湿,所以即使你走路,也不会发出响声。

他说:“但这个老人是个不信者,哦,他恨恶传道人。”我以前只到过那个地区一次,那是在一次聚会上。
我说:“好的。你去,你认识他吗?”
他说:“他跟我爸爸很熟。”
我说:“我们去问问他,因为我们在这里什么也打不着。”
32

我们就坐他的卡车过去,穿过树林,翻过了几个山坡。哦。最后我们到达了一个小地方。有两个老人正坐在一棵苹果树下。那是8月20号左右。

于是他就走出了卡车,走过去,他说:“我的名字叫伍德。我是班克斯·伍德。”他说:“我想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在你的地盘上打猎?”
老人说:“你是吉姆·伍德的儿子吗?”
他爸爸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一个高层人物,或者说他以前是。整个家庭都归向了基督,每个人都藉着异象准确地告诉了他们会发生什么事;而且事情都准确的应验了。哦,我多希望我能停下来,告诉你们那个家庭的故事,他们是怎么进来的:现在每个孩子都进入了神的国,领受了圣灵的洗。
33

所以,当班克斯接受的时候,他所有的家人都跟他断绝了关系;到此为止。他被开除了。但一个接着一个,他们每个人经过时都来跟他打招呼,圣灵就会抓住他们,告诉他们各种的事,之后他们就进来了。他们去告诉别的人,然后他来,告诉他一些事,之后他就来了。整个家庭就这样归入了基督。所以,当我们走出……

34

79他走出了卡车,去跟老人说话,老人说:“你是吉姆·伍德的儿子吗?”

他说:“是的。”
老人说:“吉姆·伍德是一个老实人。是的,先生。请自便吧;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打吧。”
他说:“谢谢你。”他说:“我带了我的牧师跟我一块来。”
老人说:“伍德,你不会下贱到走到哪儿都得随身带着一个传道人吧?”
35

我想,这大概是该我下车的时候了。于是我走出了卡车,我走了过去。哦。你们弟兄们打猎。我打猎的伙伴们,我知道你们在这里。你知道,溅着血,污秽,胡子大约有这么长,两个星期都没有洗澡了,哦!于是我走出了卡车,悄悄地走了过去。他抬头上下打量了我两三次。我猜他是在想:“这是个什么传道人。”

我说:“你好?”
他说:“你好?”
于是伍德先生开始介绍我是谁,他的牧师。他说……
他还没有得到机会说话,老人就说:“哦,”他说:“我现在告诉你。”他说:“我应该是个不信者。对你们这些自称是传道人的家伙来说我是没有什么用的人。”
我说:“是的,先生。好的。”我说:“那是你的看法。”
他说:“好,你知道,我是个不信者。”
我说:“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夸口的。你说呢?”
他说:“哦,我想是吧。”
于是我说……我心里想:“主啊,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你的帮助了。”
另一个老人坐在那里,他什么也没说,你知道,他带着一顶旧的用麻绳缝的宽边软帽(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们在那里坐了一会儿。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反对你们这些人吗?你们向没有猎物的树乱叫。”多少人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向没有猎物的树乱叫?”那是指一只说谎的狗,你知道,向没有猎物的树乱叫。猎物已经离开那里了。上面什么也没有。
于是他说:“你们这些人向树乱叫。”换句话说,上面什么也没有。“你们谈论神,没有像神这样的一回事。”
“哦,”我说:“当然我们相信。”
他说:“哦,你可能信,但我不信。”
我说:“瞧,那没关系。”
36

他说:“你能看到山坡上的那根旧烟囱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就是出生在那里的。我爸爸在这里建了这个地方。我大约十六岁的时候,我们就搬下来了。我爸爸死后,我就接管了这地方。我养育了我的家庭。我在这里已经七十五年(或七十八年,类似这样)。”他说:“我每天经常查看天空;我观察树林;我观察地面;我从未看见有任何东西看起来像一位神。”
我说:“哦,那太糟糕了。”
他说:“这是为什么我认为你们这些人是在向没有猎物的树乱叫的原因。”
我说:“是的,先生。”那时发生了一些事。我抬头向树看去。我低头看到树底下掉了很多苹果。我说:“你介意我吃一个苹果吗?”
他说:“随便吧。小黄蜂把它们都快吃光了。”我肯定你们知道小黄蜂是什么。
我弯下腰,拣起一个苹果,在我的裤腿上擦了擦,你知道。我咬了一口,我说:“这苹果不错。”
他说:“是的,是不错。”
我说:“那棵树有多大了?”
他说:“这树是我种的。让我想想,有四十七年,四十八年,类似这样。我种的时候还是棵小苗。我从很远的一个地方把它挖来,把它栽在了这里。”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它每年都结苹果吗?”
他说:“每年都结很好的苹果。我们用它做了很多苹果罐头。”
我说:“好,太好了。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我说:“你知道,现在才是8月15日。”我说:“树荫底下整天几乎都有32度。”我说:“奇怪,那些树叶都从树上掉下来了,我们这儿还没下霜呢。”
他说:“哦,那是……是树浆回到树根了。”
“哦,”我说:“是这样吗?”
他说:“是的。”
我说:“它回到了树根吗?为了什么呢?”
他说:“瞧,如果它呆在上面,冬天就会杀死它的。”
我说:“杀死什么?”
他说:“树。生命细胞在那些树浆里,它沉下去,藏在树根了。”
我说:“哦,”我说:“那是什么?怎么回事?”
他说:“哦,”他说:“那没有什么不寻常的。”
我说:“不,不。那完全是自然界的一个作为。”
37

他说:“你知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他说:“在你往下说之前,我要说说这个。一次我的确听说过一个传道人,我想再听一次。如果他再来到这个地区,我想要去听他讲。”

我说:“哦?那很好。”我说……
他说:“大约两年前,他来到了阿克顿这里的一个布道会上,在卫理公会的地盘上,在卫理公会的露营地。”
班克斯看……我转向班克斯,我……(那是伍德弟兄。)我说……
他说:“我现在忘了这人的名字叫什么。你知道,他以前从未到过这个地区。老太太(某个人)住在这里,大约在一英里远的山上。她因着癌症快要死了。他们带她去到了一百二十英里远的路易斯维尔,医生把她剖开。她的整个胃、肠子等等都长满了癌症。他们不能为她做什么了。于是他们又把她缝好,把她带了回来。我妻子和我每天都上去。他们再也不能抬她起来,我们只得拉起床单,给她换床。”
“有几个星期我们一直去那儿。说不定哪个晚上,她随时都快死了。她妹妹住在另外一条小溪边上(你知道,他们那里都是这样给地方起名字的。不叫路,而是叫小溪。),在另一条小溪那里。”
38

我听见有人在笑。这里真是满了肯塔基人。是的。瞧,我出生在他们叫做小里尼克斯的地方。我爷爷住在大里尼克斯,它流进了布姆歇尔。布姆歇尔克里克往下流到小里尼克斯,经过凯西福克流下去,一直流入坎伯兰河。那是在格林布赖里奇的对面。那就是我妈妈出生的地方,在格林布赖里奇。

39

他说:“这个妇人住在另一个地方。离这里大约有二十英里。她那天晚上来了,坐在那个营地的最后面。这个传道人,他在台上时,为病人祷告。他跟会众讲他们是谁,和所有的一切。”

“这个妇人来得迟了,她没有拿到一张他们分发出去的祷告卡。这个传道人转过身去面对着她,告诉她说:’你知道,你,坐在后面的女士,你是某某。今晚你离开家的时候,把角上有一个蓝色图案的小手帕放在了手袋里。你有一个名叫某某的姐姐,她得了胃癌就快要死了。我刚在异象里看到了。现在,拿那块手帕,去放在她身上,主如此说:她必要得痊愈。’”
他说:“这女士……那个晚上,我们听见山上发出了最可怕的响声。我以为他们那上面来了救世军,”他说:“那大约是在午夜的时候。我们以为老太太死了。”他说:“你知道吗?我和我妻子第二天一大早就上去看我们能不能表达些安慰。老太太正拿着咖啡壶坐在桌子边,倒着咖啡,她和她丈夫正在吃着半月油煎苹果馅饼作早餐呢。”
40

多少人知道半月苹果馅饼是什么?你们知道,我现在真是到家了。那只是……我爱它们,我喜欢在上面涂高粱糖浆。我在这个地方到处找,要找到高粱糖浆。如果我再回到这里,我得自己带一桶来,因为没有它我几乎都过不下去了。你知道,我用很多的糖浆,因为我有点是浸信会的,你知道。我不相信在那些蛋糕上洒点,我把它们整个地浸透。所以我把糖浆厚厚地倒在上面。

于是他说:“她正在吃着。”
我说,我想:“机会到了。”我说:“呐,你不会相信那种东西吧。”
“哦,”他说:“上去那里,你自己去看看。那是两年前。她不但做自己的活,还帮着做邻居的活。”瞧,那时,他在向我传道了。
你知道,我妈妈常说:“给母牛足够长的绳子,它就会把自己吊死的。”这是挺有道理的。当他说:“上去那里看看”时,他等于是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说:“瞧,先生。你的意思是医生剖开了那个妇人,发现她得了癌症?”
“是的。”
我说:“把她又缝了起来?难道你要告诉我,那个人在那里,离这十五英里,看见了那个妇人,准确地说出当他们把手帕放上去时会发生什么吗?那个妇人的癌症痊愈了吗?”
他说:“上去那里。我告诉你如何去到那里。”
我说:“不,不。我接受你的话。”我说:“我接受你的话。”我说:“是的,先生。是的。”
41

我一直在吃着苹果,你知道,嚼着它。我说:“那是个好苹果。”我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是什么使树浆离开了树而下到了树根呢?”

“嗯,”他说:“为了保护它的生命度过冬天,必须这样。”
我说:“来年春天它又回来,给你结出另一堆苹果吗?”
“是的。”
我说:“现在我要问你一件事。是什么智力驱使树浆,说:’喂,快秋天了。回到树根去藏起来。如果你不的话,冬天就会杀死你的。回到树根,在那里一直呆到春天。当天气暖和到了合适的温度,再上去,为这个人结更多的苹果。’你知道那是植物生命。它自己没有智力。那么告诉我,是什么智力把那个生命送到了树根的?树自己是没有智力的。”
他说:“那完全是自然。”
我说:“那么,拿一桶水,倒在外面那根杆子上,看看自然会不会在秋天把它赶下去,春天再把它带上来。瞧?不会,先生。那是什么?”
42

暂停一下。这是神所预备的方式。它只照着神所给它预备的方式运行。一个微小的声音说:“下到树根。”它就下去了。它在没有智力的情况下尚且能做到这一点,那靠着向我们说话的同一位神,我们又该怎么办呢?我们……但我们有拒绝或接受的权利。我们通常都是拒绝。树不会拒绝。它只知道一个程序,那就是顺从它的主人。

“哦,”他说:“我以前从未想过这事。”
我说:“我告诉你吧。等我们去打猎的时候,你可以好好想想。等我回来时,你告诉我那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告诉那树浆要下到树根,留在那里度过冬天,来年春天又再回去。当你找到了是什么智力控制着那棵树的生命,说’下到树根,回去。’我就告诉你,是同样的智力告诉我去把那块手帕放在那妇人身上,她就必痊愈。”
他说:“告诉你?”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那人的名字叫什么?你记得吗?”
他说:“我想不起来。”
我说:“是不是伯兰罕?”
他说:“是那个。”
我说:“我就是伯兰罕弟兄。”
他原地站了起来,握住我的手。他说:“这一辈子,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你的意思。”我就带领他归入了基督。
43

去年我去到那里。他去世了,走了。神的怜悯!他妻子坐在那里,在同一棵苹果树底下剥苹果皮。我走上去,说:“我可以打猎吗?”

她说:“我们不允许任何人打猎。”
我说:“对不起。”我说:“我还以为我得到了许可。”
她说:“你从谁哪里得到了许可。”
我说:“你丈夫。”
她说:“我丈夫死了。”
我说:“最近死的,不是吗?”
她说:“是的。他从未给过什么人许可。”
我说:“在这棵苹果树底下。去年,我来这里时,我们谈起了这棵树。”
她说:“你是伯兰罕弟兄吗?”
我说:“是的。”
她放下了苹果盘,说:“伯兰罕弟兄,他在耶稣基督的得胜中死去了,他最后的见证。”
44

那是什么?只是看到,而不是试图用各种的数学计算出它是怎么发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小事,看到神预备了一个方式,事情就按照这个方式运行。瞧,同一个智力对不会说话的树说:“下去,藏起来,去保存你的性命,”那同样的智力也显出了一个关于那妇人的异象。老人明白了。他不能否认任何一个。树就站在那里,妇人也在那里。阿们!瞧,神所预备的方式。

45

他们也找不到一个比啄出一条路来更好的方式让小鸡从蛋壳里出来。他们找不到一个更好的方式。科学决不能制造出任何别的东西。如果你敲裂蛋壳把它取出来,那会杀死它的。它会死。要存活,它必须跟随神所预备的方式。阿们!这点在人身上也是管用的。

小鸡被装备了。小鸡从蛋壳出来的时候,你曾注意过它吗?它有一个额外的小喙顶在蛋壳上,一个白色的抓扒的东西。当生命开始诞生时,小家伙就开始在里面“点头”了。那做了什么?那个小抓扒的东西刮着蛋壳,使蛋壳变薄。当小鸡得到更多的生命时,它就开始用那小东西敲击。当它从蛋壳里出来后,就再也不需要它了,它就脱落了。
46

这个东西的作用,是保护小鸡喙的尖端。否则的话,小鸡的喙就会变形,就不能啄谷粒了。哦。神预备了生存的方式,神给它安排了从那里出来的方式。没有更好的方式。任何别的方法都会杀死它的。它必须走神所预备的路。如果你试图制造某个方式或算出某个方式,你就会杀死它的。

这正是今天基督教会的问题。它试图接受某个制造的方式,而不是啄出一条去到神国的路。它尝试了别的方式,但那行不通。你会杀死你的病人。试图制造某个方式,你会杀死你的孩子的,神的孩子。“哦,不需要这个哇哇哭和哭泣。不需要所有这些、所有那些。”哦,不是的,需要。“不需要这个快死的。”
47

除非有死亡,否则不可能有出生。出生只能通过死亡的物质而来到。“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约12:24]它必须腐烂,烂掉。然后才能从那个朽烂中发出生命来。别的方式都是行不通的。它必须先腐烂,烂掉。我们也必须要这样:向自己死去,从圣灵重生。

不,他们没有找到任何比啄出一条路来更好的方式来让小鸡从蛋壳里出来。那是神给它预备的方式,它被装备了要这样做。若不给它预备一个器具,神就不会预备一个方式。所以神预备了方式,预备了让小鸡得以自由的工具。阿们!
48

他们也没有找到任何比聚集成群,然后飞上路的更好的办法让野鸭和大雁从北方飞到南方。没有别的办法。你瞧,在它们飞到南方或从南方飞回北方前,它们先要聚集成群。在它们离开它们的地盘或家去到新家之前,它们要聚集成群。蜜蜂也是这样的。它们聚集成群。那是一个天性。那是什么?它们有一场复兴。它们都聚集成群,聚在一起。你一生从未听过如此的喧闹声。

在我们能离开这个住所去到新的住所之前,我们必须在一场复兴中聚集。哦,你走到一群野鸭和大雁的附近,你一辈子从未听过那么多的吱吱喳喳声。它们有了什么?一场复兴。它们就要起飞升空了。阿们!那就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一个聚集在一起的复兴;没有别的方式,不是会员资格。神不看重多数。他看重的是真诚地对待他所预备的方式。
49

呐,他们从未找到任何其它的方式来代替它。不可能有更好的方式。比如说,如果科学说:“可怜的鸭子,我们不想让它们再聚集成群了。在它们聚集成群前,我们要撒一张网罩住它们。我们要把它们赶进一个笼子,我们要把它们运到南方去。”那就像把它们赶进了某个组织或什么的,你知道,把它们关在了某个地方。那是让它走在去屠宰场的路上。它知道,当它进了笼子,它就要去屠宰场了。但当它走在神预备的路上,它就远离了那个屠宰场。

可能我不该那样说。我不是有意要诽谤任何组织。但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可能那是……
噢,那样做不是办法。你不能跑进一个组织,把自己关起来,说:“我是卫理公会的或浸信会的,”或某个地方。不是那样的。不,不。你必须聚集成群。是的。你必须走到一个让你能啄出路来的地方。
这些……它们聚在一起,它们进了这个笼子。当它们……如果你那样做,它们知道它们是走在去屠宰场的路上。
50

但是,如果你能把它们,把它们赶进一个笼子,载它们到南方,再放开它们,会怎么样呢?在它们准备聚集成群前,撒一张网罩住它们。“我们不相信神迹的日子。”瞧?“你们这些小鸭子,你再也不能飞了。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鸭子的。”只要神造了一只鸭子,那他造的所有鸭子都是一样的。如果神预备了一条让一只鸭子走的路,那就是所有的鸭子都要走的路。

你知道那会导致什么吗?最后那会杀死那只鸭子的。它会变得很软弱,它的翅膀无法正确地长起来。它再也不会飞了。就像它谷仓里的堂兄,都是大腹便便,而不再是野鸭了。瞧,它没有了能载它起来的翅膀。是的。瞧?它就会成为一个软弱的,像它谷仓里的堂兄,成了哪里也去不了的宗派兄弟。瞧?是的。瞧?是的。那就会成为这样,一个软弱的家伙。它对自由飞翔一无所知。阿们!
51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我们试图把它们关起来,告诉它们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它甚至都不相信自己的脚还能离开地面了。那会杀死它的。它活不了多久。但你知道,如果那只小鸭子会回话,它就会说:“不,谢谢你。”

“哦,这会很容易的。你什么都不用做。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它会说:“谢谢你。我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在我里面有某样东西在驱动。阿们!我必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每个从神的灵所生的人,他里面都有某样东西在驱动。他必须飞进属天的情感中,一些使之真实的事情当中。
小家伙最后会像小鸡一样,成了一只家养的鸟。它的脚再也离不开地了。如果小鸡一直不断地在空中飞,它就能飞得很好。它能往东、西、南、北走,并看到东西。
52

另外。你瞧,它无法抵达目的地。因为在从加拿大下来的路上,它会获得不同种类的物质、食物,如果你把它关在了笼子里,只是一直地喂它玉米,它就得不到那些东西了。你能读懂言外之意吗?你把他放在那里,他就只知道(所谓的)使徒信经,如何去主日学,所有的东西就是这些:支付传道人工资,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

53

但是,哦,当你在飞行中……阿们!当你飞行时,你所获得的东西就超过了你的宗派信条。你获得维他命,建造身体的属灵维他命,使身体结实,满了肌肉,翅膀有羽毛能把你的脚提上去,告诉你将来的事:圣灵。“圣灵来了,他要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把我所告诉你们的这些启示给你们,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

是的。不,你不能把它关起来,运走。那行不通的。是的。如果你把它关了起来,它就是在走向屠宰场。
54

人也不能选择一条比它所选择的更好的路线。你可以去,说:“野鸭先生,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走了错误的路线。你必须过来这里,变更路线。沿着这里的海岸线下去。它流向……它比你所走的道路更好。”那行不通。不,不。那些人以为他们知道的路线要比神为它们预备的更好。但它们清楚。

或者你能为它们选择一个领袖,比神所赐给它们的领袖更好吗?人永远不能选择一位主教、一个组织或其它任何东西,来替代圣灵为教会所作的领导。没有其它东西能这样做的。那是神预备的方式。神给它们预备了一个方式:一位领袖,一位有启示的领袖。
那位领袖是有启示的。嗯,我观察它们许多次了,当我一大早踏上打猎旅程,去打盘羊什么的,你必须早点去到山上。还没有任何霜。可能上面有一些雪覆盖在山上。冷风会横扫过山里。它们中间有一个天生的领袖。它会像那样在湖上跑出来,嘎嘎地叫四、五次,就出现了聚集成群。是的,先生。它们都认得它。它们是根据它嘎嘎叫的方式认得它的。哦!
55

你们知道昨晚我所讲的是什么,福音的号角,如果它发出无定的声音……它的声音不会发出无定的……它不会发出无定的声音。它们是真正的野鸭。它们认得野鸭的声音。如果你把一只珍珠鸡或火鸡放在那里,会怎么样呢?它的叫声不可能正确。它们认识领袖的声音。

教会也应当认得它。“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不要让他们带领。“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那些”会飞的野鸭。瞧?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们认得福音的号声。“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着生人。”神总会证明的。
56

注意。他们不能找一个……你不能为它们选择。如果你去到那里,说:“哦,等一下,小野鸭,你肯定是错了。这是一只大又好的公鸭。它在你们中间样子就像王一样。呐,你们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要倒一点水在它的头顶上,我要给它举行就职典礼。我要立它作野鸭王。我要给它戴上冠冕,使它穿着不同,这样你们就会都认得它。一直要跟着这个家伙,因为它有教养。”把它放在池塘里。它可以拼命地叫,但没有一只野鸭会理它的,因为它发出的是无定的声音。是的。

但让那只被神所选择而成为领袖的野鸭,让它嘎嘎叫,注意它们都会聚集成群地参加复兴。“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哪里。”[太24:28]它知道有关的一切。瞧?所以神有一个预备的方式。野鸭知道预备的方式。但糟糕的是人却不知道。是的。但事情就是那样发生的。呐,好的。
57

166如果它是被启示出来的野鸭领袖,它就会领它们去到神给他们预备的地方。如果我们只听领袖—圣灵所说的,他就必领我们再回到这道上。那是神所预备的方式。一路上,我们不再需要信条、宗派和野草。野鸭会飞下去吃某种野鸭草之类的东西。有食物……其实神的鲜花……往天堂去的受造物一路上所吃的。那就是,“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瞧?那只野鸭,野鸭领袖会领着它们去到神所预备的地方,笔直地飞向路易斯安那。其它一些鸭子不知道它要去哪里,它们到那儿,围在周围。

58

大约三、四年前,我读到过《生活》杂志,有一只老公野鹅同一群野鹅从北边起飞,它声称它是一个领袖。但不久你发现,最后它们竟然飞到了英格兰,至今也没飞回去。是的。所以它们必须要留意它们跟随的是什么样的野鸭或公鹅。他们说,在英格兰那里……那些也是加拿大野鹅。它们到了英格兰那里,都聚在周围,聚集成群。但它们不知道从哪条路回去了。哦!

糟糕的是教会也搞出了很多这种东西:跟偏到了一个地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去了。说:“哦,我们……我知道,祖母说过,祖母的祖母说她的祖母说,她们过去在教会中有医治聚会。但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让人把你带偏到了错误的路上。最好要跟随神启示出来的方式。那是唯一的方式。
59

注意。这只野鸭,没有人能够给它们规定任何不同的路线。它们知道那个领袖必带领它们准确地到达神所预备的地方。它是怎么做的呢?藉着神预备给它的器具。它的“天线”一直是打开着的,就像我们应当有属灵的天线来捕捉圣灵一样。

我们发现,它升上天空,飞上高空。它打开了它的天线。它知道这些野鸭要飞行,必须靠什么样的食物为生。所以当它远远发现了地上的东西,你会看见它滑翔,落下来。整群野鸭就都会落下来,大大地美餐一顿。它会嘎嘎叫,它们就会再升上天空,径直去向南方。是的。神的领袖,神给野鸭的领袖。是的。
60

我想说一些别的事。你知道,他们怎么也不能借助科学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来让婴孩得到他所想要的东西,只有哭。你知道,他们不能教育他咕哝着说话。他们不能教育他快快讲话。但你知道他怎么得到吗?他只是采用神给他所预备的方式。他哭着要,大叫,踢啊,尖叫,直到他得到了。瞧?是的。那是唯一的方式,就是哭着要。他们不能找到一个比神所预备的更好的方式。是的。让他去吧。那些自然界的事。

61

173不久前我在德国停了下来,对一大群人讲话。我说:“你们德国人怎么啦?你知道,我走在街上,一只狗在叫。它用英语在叫。”我说:“刚才一位母亲在车里努力安抚她的婴孩,婴孩在哭。他用英语在哭。”我说:“我们因为什么被搞得这么糊涂?瞧,他们走在神所预备的方式上。我们是从巴别塔出来的,你瞧?把一切都搞糊涂了。”是的。

62

神预备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能比哭更能让婴孩得到他所想要的了。正如博斯沃思弟兄常说的:“哭得最大声的婴孩会得到最好的服侍,”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

那也适合神的孩子。我为你们做个对比。一个人走上来,嚼着口香糖,说:“父啊,你知道,我今晚在这里。如果你想给我圣灵,好的,我在这里。如果你想医治我,我就坐在这里。但如果你不想,没关系。这是你的旨意,主啊。(神已经把他的旨意写了出来,写在这圣经上了。)这是你的旨意。没关系。(这儿就是他的旨意,就在这里。)如果你想要我得到它,我就会得到它的。不过,如果你不想,哦,没关系的。”你永远也到不了任何地方。
63

可是让那个人走到那里,大声哭喊,好像巴迪·鲁宾逊一样。他在一块玉米地的中央停了下来;他停住了骡子,说:“主啊,如果你不给我圣灵,当你回来时,你就会发现一堆骨头摆在这里。我要呆在这里,直到我得到了。”那才是真的想要。

神总是劝告他的子民,他相信的儿女,要一直走在他所预备的道路中。那是神的想法,把他预备的方式交给他的儿女。哭着要你所需要的。他要你大声地哭求。
64

当彼得开始走在水面上时,他以为他走得很好。“看我多伟大?”他就开始下沉。他没有说:“哦,我猜这失败了,”沉下去,冒出几个泡,就这样完了。瞧?不,不。他喊着说:“主啊,救我!”阿们!那只永恒的手伸了下来,又把他拉上来了。为什么?他大声喊。

那就是教会的问题所在。我们在那里躺得不够久;我们大声喊得不够久;我们没有坚持它。如果一个小婴孩想要东西,他就踢啊,叫啊,涨红了脸。而我们却怕这么做会把我们脸上的……(你们叫它什么?)睫毛膏弄掉,不管是什么,那种化妆品。你得到……你要是从神那里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你肯定也会把它除掉的。所以你们……所以你用不着担心它。你会搞乱你的头发。但那没有任何关系。不,不,先生。
65

呐,神不期望我们带着某些知识的讲演去到他那里。我记得当我想要得救时,我是那样试的。我想写信给他,把信放在树林中,因为我知道他会经过树林,告诉我……告诉他我为自己而感到羞耻,我不想那样做。我下去那里祷告,我说:“让我想想。一次我看见一幅画,他们像这样握紧双手。”我说:“耶稣先生,我希望你来这里一下。我想跟你谈一下。我在听。”没有人。我说:“我做错了。”是的。

“耶稣先生。”可能我应当这样做。我说:“耶稣先生,你可以来帮助我吗?我是个罪人。我想要跟你谈一下。”没有人来。
我交叉双臂。我说:“耶稣先生,你会来这里吗?我要……我听见人说’神对我说话’。”我说:“耶稣先生,你能下来这里吗?我想对你说说话。”
66

当然,魔鬼出场了。他就是这样做的。他可能会告诉你,你的双膝痛了。“不需要祈求了。”瞧?“你等着,明天晚上会得到它的。”当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他总是在周围的。他对我说……但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你总要利用他所说的。利用他所说的。他对我说:“你知道吗?你已经十九岁了,二十岁了。你已经二十岁了。你等了太久了。”

我说:“哦,神啊,我等了太久了。主啊,即使你不听我的,无论如何我也要告诉你。我一直想做这事。”哦,弟兄,这个让他出现了。瞧?
那是什么?大声喊出来。很简单,大喊出来:“主耶稣,你应许了,主啊。”他就出现了。这是让出现的方式。你只是一个婴孩。喊,大声喊着要。
不要试图说:“最最伟大的什么什么……”某个写出来、你练习了一两个小时的祷告。那没有任何益处。就像他们说:“你念祷告辞了吗?”不。念祷告是犯罪。你要祷告出一个祷告。不要念祷告,要祷告一个祷告。
“给我念一个祷告。”
我说:“不要给我那样做。你可以为我祷告,但不要念祷告。”不,先生。不,当你祷告的时候,请为我祷告,好的。
67

哭着要你所需要的。那是神预备的方式。耶稣说到了不义的法官和昼夜呼喊的妇人,他不是这样解释了吗?天父岂不更要把圣灵赐给那些昼夜呼求的人吗?寻求。继续寻求。敲门。继续敲门。只要继续下去,直到主来开门。带着它坚持下去。呼喊,直到应许的道得到了印证。这时你就得到了。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了。你看到圣经应许了,那就呆在那里哭喊,直到你得到了。

如果一个小婴孩看到了甜饼,他想要,他就哭啊哭啊,哭啊踢啊,踢啊叫啊,喊啊,涨红了脸。他妈妈给他甜饼,一切就结束了。瞧?他得到了他所看到的,他想要的。如果他想舔一下你的冰湛淋蛋卷,他就继续争吵,直到得到了。瞧?
68

我们也应当这样做。如果我在圣经中看到了一个应许,那是神的道,那我就呆在那里,大声哭喊,直到神把它赐给我了。他会那样做,直到把你从他手中甩开。你明白吗?那是合乎自然的。但他想要你那样做。他喜欢让你祈求。“多多地求,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是的,是的。呼喊,直到神的道得到印证。朋友,让我们现在留意一会儿。呼喊,直到神的道得到印证。

问题是,我们得到了甜饼,就以为那就是一切了。但其实有满满一桌子呢。我们到了一个地步,能说方言了,我们就说:“哦,弟兄,这就是了。”哦,不。那还不是。那只是一部分。是的。“哦,我高兴得喊起来了。”这是更多的一点东西。但是还有很多。只要继续呼喊,直到……那是神给他的子民所预备的方式。神预备的方式总是要接受他的道并持守它,直到它向你印证了。你们跟得上我吗?神所预备的方式……要持守住应许,直到它向你彰显了。
69

记住,我说的是被录了音的。圣经上神的任何应许……它是有条件的。单单因为你相信它在那里的,并不会使它发生。那些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对那些圣礼很虔诚。但神说:“它们在我鼻孔里发臭。”瞧,没有真诚。没有它所该有的东西。你必须在应许的根基上而来,然后是在你心里对它的态度。

70

看看那个时代亚哈所拥有的那四百个祭司或先知。他们说:“基列的拉末属于我们。约书亚藉着圣灵分了这地,但亚兰人夺去了它。”

一个先知说:“瞧这里。那在基要上是对的。”他是个真正的浸信会信徒,他说:“绝对正确。那是基要的应许。那地属于我们。”
于是他为自己造了两个大铁角,说:“上去吧,用这两个角把亚兰人赶出去。那地属于以色列。”是的。从基要上说那是对的。
71

但小米该雅怎么说呢?他说:“我看见以色列人四散,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瞧?

亚哈,那个伪君子在那里,任凭耶洗别牵着他到处去做那一切的事……通过先知而来的神的真道咒诅了那件事。神怎么能祝福先知奉主的名咒诅的东西呢?瞧?不可能。不管我们是多么虔诚的国家,我们有多好的背景,整个事情都已经腐烂了,腐烂了。它完了。
不管我们的组织生活在教会中是多么了不起,我们相信它。这是好的,没问题。但这个东西已经腐烂了,神已经把它们丢在一边,它们就躺在那里。没有一点历史说到有哪个组织曾再兴起过。所以它错了。它完了,一笔勾销了,没有益处的。
72

神想要看见的,一向都是他的道得到印证。它只有在某个条件下才能得到印证;那就是当你满足了那些条件的时候。你看到那些能拿起神的道并使道为他们而活出来的人。其他人带着同样的道回来,却不能用它去做任何事。它是有条件的。是的。

73

瞧这里。我要给你们看圣经中有一个这样的鉴戒。以色列走在去往应许之地的路上。摩押人来了,绝对是同样的宗教。那是罗得女儿的子孙。注意,当巴兰下来,是神在对他说话。他搭了七座坛,正如以色列有七座坛一样。他放上七只洁净的祭物,把公牛放在坛上。那完全是以色列所做的。另外,他放七只公羊,说到了弥赛亚的到来。那绝对是以色列所做的。从基要上说,他们两个都是对的,从基要上说。但那是有条件的。阿们!巴兰没有看到神真正的应许。在基督到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事。到了今天,也是同样的事。它是有条件的。是的。

74

约伯……神在做什么?准备了一个预备的方式。约伯,一位先知,需要一个安慰者。现在请仔细听着。我的时间过了。约伯需要一个安慰者。人们试图给他提供那东西,但他们做不到。他们总是要让约伯偏离。但约伯又回来了。他需要一个安慰者。神给他预备了一个安慰者,神给了他一个关于耶稣基督的异象。他喊道:“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我的救赎主)只有一位。“末了他必站立在地上。”现在记住,异象……你说:“我的救赎主。”

75

208神把基督显明给了他。基督就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当约伯,作为先知……听着。约伯是先知,主的道临到什么?先知,绝对的。那正是道所临到的地方。你就是这样知道他们是不是先知的。他们呆在道中。道向先知揭示了。约伯是先知。他看不见结局。但当他看见了道,作为先知,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教会已经失败了,其它一切都失败了以后。甚至他可爱的妻子也令他失望。她说:“约伯,你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弃了神,死了算了呢?”

76

他说:“你说话如同愚顽的妇人一样。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2:10;1:21]雷声开始轰鸣,闪电划过,神的灵降在了先知的身上,他看见了道。于是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以后,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阿们!)我自己要见他,我眼要看他,并不是另一位[伯19:25-27]。我们没有带任何东西到这世上来,肯定也带不走任何的东西。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何等的一个安慰!他要求一个教会会员,神给了他异象。他要求主教、长老来给他安慰,但神给了先知一个异象。那就是他所需要的。

77

以色列需要一个走出埃及的方式。他们需要某个方式,某个军事力量,或什么东西来拯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神预备了一位先知,带着被印证的原本之道,就是摩西。对吗?他们想要一支军队兴起,领他们出去,打败埃及人。但是神把道赐给了他们,带着被印证的道的先知,神以前对亚伯拉罕说过这话:“你的后裔要寄居在一块陌生的地方。但我要用大能的手造访他们,”神已经说出的道。

他们呼求一个拯救,神赐给了他们一位拥有道的先知。神有一个预备的方式来区分信徒与不信者之间的差别。神……
78

他们一些人说:“哦,如果灾殃临到,我们就去医院。如果灾殃碰巧临到,你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吗?我们要去叫琼斯博士。他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事。”那行不通。他们也很聪明。“哦,如果灾殃临到,我们就下到地下的洞中,把门关上。”那一点用处也没有。“我们就呆在家里,脸上戴着面具,上面放洒点消毒剂。”一点用也没有!神预备了一个方式。是的。那是什么?血。神预备了,似乎简单,取羊羔的血洒在门上。然而,神说那是他的方式,神尊重这个。“凡在血以外的头生的儿子都必死!”

79

当挪亚需要一个预备的方式来拯救他的家人时,神就让他建造了方舟。人们可能建造了模仿的船。那就是今天人们所认为的。但你看这是一只特别的船。他们那时可能有船了,就像他们现在有了一样。但这是一只特别的船。那是一只……现在注意听我。那是神建造的船。今天的教会也必须是这样。它必须是建造在圣经根基上的教会。

80

我的经历不是要成为教会中最好的会员,而是由神的道建造出来的经历。“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神建造的经历,那是唯一能将我提上去的东西。那是唯一能将你提上去的东西。任何要被提上去的东西……

我不在乎多少人来说:“瞧,我是一个好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或五旬节派信徒。”那对神来说没有一点意义。它必须是神所指示的。那是圣灵藉着道。除了道以外,圣灵决不会指示任何别的东西,因为道就是圣灵。古时的人被圣灵感动写了圣经,神提供的道路。
81

以色列需要一个供应。神给了他们,将信徒从不信者中间分别了出来。今天也是一样:把信徒与不信者分别出来。

摩西。我现在必须跳过许多笔记了。但摩西,神忠实的仆人。老一辈的人,你们注意听。你们一些像我一样上了年纪的人,听着。摩西忠实地事奉了神。他容忍了他们所有的闲话,各种的大坍兴起来说:“喂,除你以外,还有其他是先知的人。你不是沙滩上唯一的石子儿。”他知道他拥有的信息是神给他们的。
模仿者兴起。摩西只是说:“神啊,我能做什么呢?”
神说:“分别出来。我要把他们全部吞了。拿起你的杖,进去里面,看哪一根发芽。瞧?我要告诉你谁是祭司,谁是先知。”
82

224摩西忠实地服事了这个职分。后来他老了,一百二十岁了,他忠实地与神同行。在旷野的整整四十年里,经常忍受各国和人们种种的逼迫,后来他到了一个地方就要死了。他需要一个地方死去。神在磐石上为他预备了一个地方。哦,神啊,让我也死在磐石上。磐石就是基督,你知道。神给摩西的死预备了一个地方。那就是我想要死掉的地方。让我死在基督里。

当他死了,他的身体躺在那里,他需要抬棺材的人。于是神就预备了抬棺材的人:天使。为什么?他们是唯一能将他带到他所要去到的地方的人。阿们!神预备了抬棺材的人。是的。我正倚靠圣灵,倚靠这道,这应许。不是带你出去参加一个豪华的葬礼。
他们对财主那样做了,但他在阴间举目观看,瞧?不是一个华丽的葬礼,那没有任何差别。我要接受神预备的方式。基督来的时候,神也必将那些在基督里的人与他一同带来。那就是预备。神给他忠实的先知预备了一个要死去的地方。
83

以诺,与神同行五百年之后,神告诉他:“以诺,你用不着死。你想上家里去吗?以诺,你想家吗?”

他说:“是的,主啊。我想家。”
神说:“你在那下面的传染病院走得够久了吗?”
他说:“是的。”
神说:“好的,只要开始行走。”
以诺需要一个梯子;但神给了他一条大路。那是神给他预备的方式:给他预备了一条通向上面的大路。他甚至没有……他就像那样往上走。他根本用不着紧张。只要向上跑,圣灵在他背后将他提了上去。他走上了圣洁的大道,径直去到了神的国。
84

以利亚,他毕生谴责了第一妇人耶洗别的剪头发和脸上的涂脂抹粉,谴责她和当时有名的总统,这总统在百姓面前树立了一个恶劣的榜样,使他们全都偏离了。事实上,以利亚甚至以为他是唯一一个那样传讲的人了。他从各方面都传讲了这话。

他做了那么多工,他累了,他想回家。他知道神是从上头来的。他需要一条绳子爬上去,去到天上。但神给他差来了两匹马拉着的马车。那是神预备的载他的方式。他可能一直在仰望一条绳子,但神差来了马车。那是神的方式。约书亚……在路的尽头,那是以利亚的结局。那是挪亚的结局。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结局。
85

约书亚,当他走过了旷野来到路的尽头时,(注意)他需要一座桥来渡过约旦河进入应许之地。神……他需要一座桥,但神预备的方式是一个能力,而不是一座桥;他差来了能力。神使水倒流,约书亚就走干地过去了。那是神预备的方式。不是一座桥,他有最好的工程师。所以神就差给了他能力,使水倒流,直到他走干地过去了。

86

但以理,为了神的事业,被扔进了狮子坑里。他需要一个栅栏;但神差给了他一位天使。何等的差别!那是神所预备的方式。他需要一个栅栏;但神给了他一位天使。那是一个好得多的栅栏。神赐给你的总是比你所求的更好。是的。他需要一个栅栏;神差给了他一位天使。

希伯来少年,他们需要一些水来浇灭那火。但神差给了他们第四个人。他们需要的就是那个。他解开了他们的手,跟他们说话,他们走出去了,身上连火燎的气味都没有。他们需要水;但神差给了他们第四个人。
87

在巴比伦,在印度的博士,他们知道某事注定要发生了。他们知道王诞生了,他们需要一个指南针。神赐给了他们一颗星来把他们领到王那里。瞧,他们照着神所预备的方式去了。我能想象他们中的一些人说:“喂,巴尔萨泽,你知道你是个大人物;你带了指南针吗?”

他说:“没有。”
“哦,那你要怎么到那儿呢?”
“我走在神预备的道路上。”那就是道路。
“你要怎么到那儿呢?”
“神所预备的方式。”
“那是什么?”
“那颗星,就是那个。那是神给我们预备的方式。”他们需要一个指南针,但神给了他们一颗星。
88

一天,世界需要一位救主,神就预备了他的儿子。当他来时,却没有被认出来。他不是人所要的。他们说他们要一位救主。但当神以自己的方式差他来时……他们要求一位王;神却给了他们一个婴孩。他们想要一个大能的人来把罗马人踹出去。神却给了他们一个在马房里哭喊的婴孩。瞧?但那是神预备的方式。我们……但他们不想照着神所要赐下的方式来要他。他们想照着他们所要的方式来要他。瞧?所以,他们就陷入了混乱中,因为他们不接受神的方式。但有一些人接受了。

89

这是教会的诞生地,是在五旬节,耶稣已经吩咐他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告诉他们要做什么,告诉他们要上去耶路撒冷等候。他们需要一个宪章。他们需要一个宪章。他们想要制订一个信条。但神赐给了他们圣灵。哦。他们需要一个宗派;但神赐给了他们一位圣灵。何等的差别,神所做的事。

圣灵是神所预备的来引导教会的方式,不是主教,是圣灵。那正是……那是他们的宪章。从那天到今天,它是每个真正重生的儿女的宪章:圣灵。
90

两千年后,朋友们。我们要结束了。两千年后,人决定要有自己的方式。他给自己制订了一个宪章。他给自己制订了人造的道德规范。他做了什么?藉此成就了最大的离道叛教。他们偏离了,以至人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了。信条,宗派,各种的主义,感觉,人人都说圣经是这样说的。他们接受圣经的这部分,却不接受那部分。他们没有跟从宪章,所以,他们就迷失了航线。经过了这些年后,我们有了九百多种不同的基督教组织,每个都谴责另一个,说:“这个是对的,他们是错的,”“这是对的,那是错的,”等等。可怜的人都完全混乱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对是错了。

91

我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回到航线上,回到宪章上。我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一个真实无伪的符合圣经的真理迹象。教会在这末世所需要的是一个被印证的福音真理。一个神应许要在这末日赐给他们的迹象。

92

你们记得吗?耶稣说:“在末日,南方的女王要起来,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所罗门有一个辨别的灵。女王从那么远而来,要看那辨别的灵,耶稣说:“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他还说,好像先知约拿……“约拿怎样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
93

他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如果这还不是这个世代的迹象,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了:软弱、邪恶、去教会、淫乱的世代。他们会求看神迹,耶稣说他们会得到神迹的。因为,“约拿怎样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在地里头。”但会有一个复活,就像约拿从大鱼肚腹中出来一样。

94

《玛拉基书》4章应许我们,在末日,会有信息出现,要把儿女的心转回到父亲的信心,父亲原本的信心。他们应许了。耶稣应许了。末世信徒的信心将看见原本的弥赛亚的迹象。注意。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这些年来信条已经把他赶出去了,否认真理,那么,我们在末日所必须仰望的事就是要转回到原本的信心上,回到早期五旬节父亲的信心上。他们看见了他的复活。

95

今天我们正在看着他的复活,他复活的迹象。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的肚腹中。他在第三日从大鱼里起来了。耶稣在地的肚腹中三日后,从死里复活了。有两千年他不在教会中。但他藉着《约珥书》应许了,耶和华说:“剪虫剩下的,蚂蚱来吃。但我必补还。凡是剪虫、蚂蚱、蝗虫等等所吃的,在末日我必补还。”

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同一个太阳照在东方也照在西方。这是一日,黑暗的一日。他们加入了,加上信条等等。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同样的太阳,同样的结果,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奇事,晚上的时候。
96

他怎么证明自己是弥赛亚呢?问题是,经过了两千年的砍伐后,他仍然是弥赛亚吗?他那时是什么……《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那时是什么,他今日也必须是一样的。他怎么证明自己是弥赛亚呢?根据神的道。因为神藉着摩西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

那就是为什么井边妇人……当耶稣跟她说出了她的罪,她说:“嗯,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就赶快跑去告诉城里的人:“你们来看,有一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人们相信了,因为他们正在仰望那个弥赛亚的迹象,四百年没有一个先知了。
97

耶稣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当时神在肉身中启示自己,吃牛肉,喝牛奶,坐在他们面前,神,耶和华,在肉身显现,背对着帐棚,说出了撒拉在帐棚里讲的是什么。

98

251到了晚上才有光明。神印证的道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迹象。会有光。神藉着《玛拉基书》4章,藉着许多处的圣经应许过了,末世的人们将看见他们从前所看见的同样的彰显,因为神不能改变那个迹象。他应许了。

99

252现在,我们听见了他在各各他说方言。我们看见了他做他过去所做的一切事。我们看见了起初的使徒教会,那个使徒教会怎样,他们怎么行动。我们看到这个在末日又回到了教会中。那是什么?那是神在印证,就像他对摩西做的,就像他在历世历代所做的。他预备了一个方式,让我们可以不被迷惑,使我们知道。在《约翰福音》14:12耶稣说:“我所行的神迹,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就是这个。如果他死了,是死的,那么工作就停止了。但如果他还活着,那他的工作就会继续,像过去一样,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吗?

100

听着,让我这样说。耶稣藉着圣经的弥赛亚迹象证明他就是弥赛亚。他证明了,他是。愿神让我现在证明他仍是一样的。你相信吗?他证明了。他是。他证明他过去是。愿我靠神的恩典也证明他现在是。他证明他过去是。呐,让我们来证明他现在是。那绝对是他应许的。那正是他所说的。他正是这样说这件事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101

那是什么?神预备的方式,复活的方式,这东西把人从他的愚蠢中带进了福音的光中,带他脱离了一个像大型政体机器的知识的头脑,在神面前谦卑自己的心。

“嗯,”你说:“那人太聪明了,伯兰罕弟兄。他有四个学位;他有艺术学士;他有这一切。”
我不在乎他得到了什么。他必须忘了他所学到的一切,才能认识基督。是的。他必须谦卑自己,离开世界对他所做的任何事。
102

256你藉着谦卑和相信他才能来学习基督。这是晚上的时候。起初我在这里说了什么?我在这里说的是什么?接受神在末世所预备的方式。这些人每一个,每次通过圣经,通过自然界,我们都看到……今天神不会拿一棵树,使它成为别的东西,然后明天又使它成为另外的东西。不。神今天造了它。今天树浆下去,明天它以另外的方式回去。下一次神让他们把树浆抽出来。不。他持定在航线上。我们从整本圣经所谈到的每一个人,神跟他们持定在规定的航线中,绝对是根据他的道,没有一个不是绝对的在他的道上的,整本圣经从头到尾都是在他的道上的。

103

当你说:“哦,我绝对是在他的道上的,”那他会来印证那就是真理。他今晚仍在规定的航线中,只要我们相信。你愿意相信吗?让我们低头。

尽你所能地保持敬畏的心。神预备了一个方式,使他能把被提的信心带给信徒:神的方式,他预备的方式要把被提的信心带给信徒。
104

在我做祭坛呼召前,我想这样说:我觉得被带领要这样做。这房子里有病人吗?请举手。我想要求你们尽量地安静,坐着不动,就一会儿。我们五分钟后就结束,只要你们真的存敬畏的心。

瞧,当你打扰时,你是在打扰别人。我要把一切置于圣灵的控制下。为了做这事,我必须这样。神做了应许。不是我,乃是他做出了应许。
105

就我所知,这里有一些人是我认识的。有一些人我不认识。我猜我事实上看见大约有四个是我认识的。其中一个是这里的威廉斯弟兄,罗斯弟兄。我认识他们。夏里特妈妈坐在门口。当然,我认得她。这里是威廉斯姐妹坐在这里。我认识她。

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在我前面大约两排,她在一个纺织品店工作,是我家的一个朋友。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相信她是那边奥特洛弟兄的教会的一个会员。我想是的。
我看见从俄亥俄州来的道奇弟兄和道奇姐妹坐在这里。我听见索斯曼弟兄不久前在后面的某个地方说“阿们”。我注意了。那大概就是我在这里所看见并认识的所有人。
106

你们有多少人生病了并知道我不认识你,请举手,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的,请举手。好的。你现在只要有信心并相信。

呐,如果我告诉了你们真理,神就有责任来印证那道是真理。对吗?是的。根据我今晚所说的,那将是被预备的方式。那是神所预备的方式,告诉你们这是真理,
107

272因为任何人都知道那是完全不可能的。那将是一个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奇迹。你不能解释奇迹。它是无法解释的。如果神今晚在这里对一个知道我对他们来说是陌生人的人说话,跟他们说他们做过了什么,或不应当做过什么,或他们要做什么,应当做什么之类的,就像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所做的。他向公众显明出自己,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多少人知道这点,请说“阿们”。那么教会就该相信它。那是唯一的方式,当耶稣那么做的时候,人们……

他们……妇人触摸到了他的衣裳缒子,他转过身来,说:“谁摸我了?”在身体上,耶稣没有感觉到她,但是妇人的信心摸到了他。你也可以有那样的信心,只要你祷告,说:“主耶稣,从我身上除掉一切的疑惑。除掉我的疑惑,让我相信这个。我正处在不顾一切的需要中。我今晚来,因为圣经说耶稣基督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
108

你们知道这个迹象,这个奇迹,从最后的使徒死后在历史上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吗?是的。我刚查完了我所知道的一切历史书籍,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我查完了福克斯的《血证士》。我查完了《前尼西亚教父》、《尼西亚大会》和《后尼西亚大会》。我查完了所有的那些事。在马丁·路德、约翰·卫斯理、第一次复兴和威尔士复兴的历史中,我一处也没有看到它。他们哭喊,叫喊,赞美神,最后偶然开始说方言了。这应当是最后的迹象。那正是所多玛在被焚烧之前所看见的最后迹象。

记住,神并没有把它启示给所多玛。他把它启示给了亚伯拉罕—蒙拣选、被选召的人。恩赐并没有去到世俗的教会,如果你注意到的话。它去到了蒙拣选的教会。这是那些因它而受益的人。他们是那些会接受它的人。
109

如果它发生在那里,他们会跟耶稣行神迹时的以色列人说同样的话:“他是别西卜,算命的。”任何人都知道算命的,知道那是……说这句话都是疯狂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心灵感应或算命的本质是什么。那是魔鬼的工作,试图模仿神的工作。

神告诉先知;魔鬼有灵媒。两者非常相似。耶稣说,倘若能行,几乎连选民也要被迷惑了。那是真的。我们有了许多的模仿。他说:“雅尼和佯庇怎样抵挡摩西,这等人也是这样,他们的心地坏了,在真道上是可废弃的。”但他们的愚昧必显露出来。
110

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为了圣灵,也靠着圣灵,我把这群听众置于我的控制之下,奉耶稣基督的名。

我要求你们,作为信徒,不要走动。安静地坐着。你们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在这里是要显明他的作为和他的方式。在事奉场上的这十五、六年来,我一直都很不情愿做这些事。但现在到了有些事情就要发生的时刻了。信息要传到另一个国家,另一群人。
但当我们处在他神圣的同在中时……我相信,美国的教会就要被呼召出来了。她就要完成了。她被洗净了。她准备好了,真正的教会。伪善仍然存在。但真正的教会一开始就是真正的教会,重生了,被预定要响应神的呼召。
111

如果你们全心地相信,我要求你们来祷告,说:“主耶稣(在你心里),让我触摸你的衣裳。我怎么知道你仍是同样的大祭司呢?请藉着伯兰罕弟兄的嘴唇对我说话。如果他告诉我的是真理,我相信他说的真理。”

要确保在你的祷告中提到这点,因为他告诉过我:“如果你让人们相信你……”那是唯一的……他不能行许多大能的事,因为他们不信他。不要相信我就是他,乃是相信他差遣了我。我在这里是要彰显出他。他证明了他过去是。愿神帮助我证明他现在是,他从死里复活了,弥赛亚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12

现在,只要祷告。我正在观察和等候。只要祷告。如果主应允,向你们证明这是末世的迹象,你们愿意行在光中吗?你们愿意相信他吗?对他有信心吗?他不偏待人。只要一直有信心,无论在哪里。

当你们低头的时候,我正在感谢主。这就是你们在照片上所看见的那道光。他现在就在这房子里。我看见它正在一个坐在我右边的女人旁边。她正在为一个处于患难中的儿子祷告。不要怀疑。要有信心。
113

在我左边,有一个妇人,她在害怕。她怕她是得了癌症。她对此非常震惊。我希望她不要错过了。这妇人努力了很久,要挤进来。她在害怕。她不是本地人。她是从另一座城来的,那城比这座城还小,位于这座城的南面,在一座山旁边,是图森。女士的名字是巴赫太太。你相信吗?你愿意接受你的医治吗?好的。再也不要害怕它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一个名叫赫尔希太太的女士。不要忘了;神能证明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你全心相信的话。不要怀疑。要有信心,要相信。
坐在这边,在我右边的女士,她患有心脏病。她的名字是克劳德太太。如果你全心相信,接受你的医治,全能的神必使你痊愈。你愿意相信吗?好的。你全心相信。
在右边这排的后面,在我右边的一个女士,穿着黑裙子……雅茨太太,要全心相信,你的背病就必离开你。
114

哦。你们爱他吗?你们相信他吗?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如果他证明了,你们也看到了那是对的,那些人会见证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们。

瞧,如果你们因我所说的而接受我的话,如果你们全心相信,彼此按手,你们就必得医治,只要你们全心相信。这是末世的迹象。把你们的手按在对方身上,互相祷告。如果你是个罪人,就认罪。如果你是个后退的,就承认你错了。如果你病了,就承认你想要得医治,并说:“神啊,我相信你。”
呐,圣经从未说只有威廉·伯兰罕的祈祷能做这事,而是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们相信这个吗?
115

呐,多少次……凤凰城人,我跟你们在一起有多久了?我来这里,大约有十七年了。你们看到过有任何一次被证明是错的吗?经过了成千上万次,多的不计其数,在全世界各国、各个种族、多方、多民,不知道有多少次,但岂不都完全照着圣灵所说的方式应验了吗?这是耶稣基督;不是你的弟兄。我正在向你们引述主的话:“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按手在某个人身上,为他们祷告。不要,现在不要为自己祷告,因为他们正在为你祷告。你要为他们祷告。现在,让我们在耶稣基督威严的同在中低头,他证明自己就在我们中间。他是你的神,正如他是我的神一样。们照你在你教会中的方式祷告。为那个按手在你身上的人祷告。你为他们祷告,相信神。

116

296承认你的罪,说:“主啊,我错了。我曾是个怀疑的。我不再是了。我此时相信你就要医治我。”

主啊,医治这个人。医治这个妇人,医治这个男人,医治这个妇人,医治这个婴孩,医治这个年轻女孩,年轻男孩。哦,主神啊,创造天地的主,我们怎能坐在这里呢,主啊?这应当带来一个被提的信心,神的能力,席卷过整群听众,进入更高的高度和神的荣耀中,主啊。
117

299让捆绑这群人的魔鬼松开他们。在我所相信的神的应许上,在我所教导的圣经上,在那证明这是圣经的神上,证明他是圣经的神……两千年后,今晚他仍然活在我们中间,从死里复活了,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在他所流的血、他是活着的基础上,两千年后在这里,我挑战魔鬼及其一切无力的疾病之灵,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这些人。从他们身上出来,让他们得以自由。放开那个罪人,放开后退的,放开那个生病的男人或妇人。我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认领他们的医治、他们的救恩。离开他们,你这污秽、邪恶、不洁、不信、疑惑的灵。离开这个教会,离开这群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18

我相信。我相信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做出了。我要你们现在做一件事,就在你所在的地方。在你头脑里钉下一根柱子。“今晚当我站在这个座位上听道,看见神印证了他的道,证明出了那是对的,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为我做出了。如果魔鬼还试图再跟我说我生病了或任何错误的事,我要带他回到这根柱子这里。现在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为我做出了,我得救脱离了我的疾病。我得救脱离了我的罪恶。我是神的孩子,我再也不迎合魔鬼的谎言了。我是神自由的仆人。”阿们!你们愿意这样做吗?请说:“阿们!”请举手说:“我相信。”阿们!阿们!

119

在我来说这已经解决了。工作完成了。一切都结束了。神这么说了,也证实了。除了印证自己的道,他怎能做别的事呢?如果他向我印证了,他也能向你印证。你相信吗?好的,让我们站起来,赞美他,将一切的赞美和荣耀归给他。阿们!好的。荣耀归神!

谢谢你,主耶稣。我们爱你。我们赞美你。我们接受这些事。我们相信你现在为我们这样做了。你是我们的救主。你是我们的医治者,我们因此而爱你。愿主的名永远被称颂。主啊,接受这些人,让他们从今以后成为你的仆人,奉耶稣的名。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