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14 无定的号声

1

非常感谢你,迪马弟兄。今晚能来到这个基督徒团契中,来到这个冰天雪地的城市,真是一份极大的荣幸。刚才我打电话回家,北方那里要比南方这里暖和大约二十度。我一定是把寒冷带来了。我匆忙出去,然后立马又回来了。所有的植物都被冻伤了。克里奇,你对此是怎么想的?[原注:弟兄说:“天气很冷。”]的确是冷。

今晚很高兴能见到这位好牧师,并看到你们大家。我是几分钟前才到的,是从图森来的,今天还得赶回去。昨晚我开车下去,大约凌晨两点半才到达图森。整个白天都没睡。才刚刚离开……瞧,我估计,我一个半小时前才到,差不多是那个时间。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睡觉。但我会竭力不在这里睡着了。总之我们很高兴能来到这里。
这个小男孩,刚才围着这里的这些麦克风在玩。我坐在后面那里,坐在其中一个小孩子的座位上。有个小男孩走过来,非常奇怪地望着我。我说:“我们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坐在一起,对吧?”呐,我的确很喜欢那些小家伙们。
2

哦,今晚能来到这里,见到站在四周的这群好会众,真的是很美好。我相信刚才威廉斯弟兄,还有这里的罗斯弟兄,已经把所有关于即将举行的大会的事都通知你们了。我猜你们都很清楚了。商人团契大会很快就要在拉马达旅馆举行。我们期待能在那里度过一段大好的时光。威尔默·加德纳弟兄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讲道人;还有别的传道人,奥洛·罗伯茨和很多人都会在那里。我们期待在主里度过一段大好的时光。

我希望,在这些聚会当中,能在那里举行一场医治聚会。嗯哼。我想要叫上奥洛弟兄,我们一起合作。是的,先生。那就太好了,不是吗?那将是一次有关医治的真正磨合,不是吗?在拉马达那里举行一场医治聚会,那会很好的。你知道,我们也许会那样做。主也许会为我们预备一场医治聚会。所以我们现在正四处奔走,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竭力传播这个好消息,让他们彼此联系,在所有不同的教会里交通。那正是我们所相信的,我们在基督里是一体的。
3

那天我跟一个医生谈话。我正准备动身到海外去,必须要做一次体检。所以我去做检查。他把我放在一种波里,我没有问那是什么仪器。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他回去后,弄不明白这事,他找来了一帮医生,但就是无法搞明白。他说:“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事。”所以,他就给我看了图片,通常那是意识所处的位置,你还有一个潜意识,它们彼此离得很远。但他注意到在我的意识上,这两个是在一起的。他说:“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我说:“我一直都知道这事,每个人都知道。”
他说:“我们以前从未见过这种事。”所以他得告诉我这点。
我说:“哦,”我说:“你知道,我猜美善的主,当他造我们时,他把我们造得有点不一样。我们彼此看上去不同,有时候我们的行为也不一样。但神用他自己的方式造人,造人归他自己。我们只要走进那个大熔炉里,只要安静地呆着,神就会照着他想要我们成为的方式来塑造我们。”
我知道每个人都想成为他所该成为的。我们大家唯一能渴望的事……当我们得救成为神的儿女之后,我们唯一想要的就是每天跟神更近一些。我们都渴望这种美好的交通。那是多么奇妙啊!你曾停下来思想过,如果我们没有这些会怎么样呢?如果那个伟大的盼望没有安息在我们里面,我们会怎么样呢?
4

我曾在其中一个教会讲道,或许我……先在一个地方,然后在另一个,有时我在这一带讲了一个主题,我想我可能在同一个教会讲过了。当时我正从房子里出来,我在那里讲得有一些严厉,就是关于今天这些人跳的什么新舞蹈,他们叫它摇摆,或什么的。我说:“我真是搞不明白,世人为什么会做这种事,要把腿都搞断了。”

于是,有一个小伙子,年龄大约有二十六、七岁,在后面遇到我,说:“等一下,伯兰罕先生。”
我说:“先生,什么事?”
他说:“你知道,你根本不理解。”
我说:“我希望我永远也不要理解。”
他说:“你瞧,”他说:“我能理解你的观点。你是一个五十岁的人,但如果你处在我的年龄,那就不同了。”
我说:“等一下,”我说:“当我比你还年轻十岁时,我就在传讲这福音了。我仍然相信这同样的福音。我找到了替代的东西,服侍主比魔鬼在任何地方所制造的任何事物都更让我喜乐。”它能带来满足。
5

你知道,大卫有一次说过:“神啊,我的魂渴想你,如鹿渴慕溪水。”

你是否见过一只受了伤的小鹿,也许野狗们抓住了它,并从它的肋旁或哪里撕下了一大片的肉。它正在流血,狗就可以追踪它。狗不像人;无论鹿是否在流血,它都能搜寻到它。所以唯一的办法是,如果那鹿在流血,它能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去到有水的地方。如果它能到达有水的地方,它就可以喝水。喝水能止住流血,那样它就能逃掉。鹿是很聪明的。
6

但现在你可以想象,看到一只小鹿受伤了,正在流血,它仰着头,用它的鼻子和所有的感官探测什么地方有水。它必须要找到水,否则就灭亡了。对它来说,那就是生与死的差别。它用尽每一点嗅觉,竭力渴求。它必须要找到水。

呐,我们也应当是这样渴慕神的。瞧?“神啊,我的魂渴慕你,如鹿渴慕溪水。”我内心的渴望就是跟神一起隐藏在某处。我相信那也是今晚所有在这里的人的渴望。
7

呐,一个晚上接着一个晚上,我想要看到这个。你在一个地方所看到的面孔,在另一个地方又看到了,我喜欢这点。你们表达了自己的友善,表达我们在这里的目的。

哦,我真的想要在凤凰城看到一场老式的复兴。哦。自从我第一次读到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时,“凤凰城”这几个字就让我兴奋。我那时还是个小男孩,心想:“巴不得我能去到那个地方!巴不得我能去到那里,去到凤凰城!”现在我看到了它,当我们来到这里时,却发现它深陷于罪恶之中,就像其它所有的地方一样,游客蜂拥而来;喝酒、狂欢作乐、不道德,什么事都有。
然而,在那一切之中,你仍然会发现一些真正的宝石,是神从这沙漠之中筛拣出来的,闪耀在神荣耀子民的王冠上。那也是我今晚在这里的目的,把自己与你们弟兄姐妹们连在一起,竭力向其他人闪耀出主耶稣的光芒,使他们也能在这个巨大的混乱中被找到。他们很多人已经到那里了。我确信这点。依然有更多的人要进去,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带他们去到那里,活出一个能反射基督的生命。
8

呐,在我们读一小段经文之前……我到得太晚了,只用了大约五分钟匆忙地记下了一些笔记。联邦所得税部门刚刚给了我一些要回复的表格,我必须立刻赶到邮局,必须要盖邮戳,我想或许今天就得盖上。所以我必须赶到邮局。当我赶到这里时,比利说:“你最好快点儿。”所以这里……

我跟那些人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天呐,哦!他们谈论什么法院门上贴的的公正的牌子,我在想哪里有什么公正。是的,我从未看到过。他们想要让我为过去的五十年里人们送给我支付布道会欠款的每一张支票支付所得税,他们说这是不法行为,瞧,要我付三十五万五千美元。
我说:“还是枪毙我算了。”我怎么付得起啊?我说:“我几乎连五毛五分钱都没有。”我说:“我怎么能付得了呢?”他们牵着我转已经有五年了。
9

关于人们奉献。比如,我们在举办一个帐篷聚会,人们只知道我的名字是威廉·伯兰罕,他们开出支票用来支付开销。有传道人们负责那些事。我一生中从未拿过奉献。所以他们……我从我的教会里拿工资,一星期一百美元。

这些奉献,瞧,他们把每一笔奉献都放在……第二天早上,财务委员会的领导来找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得在这些支票上签名。”结果我就签了。他就把它们存起来。然后,他们查遍了所有的账,没有一分钱是花在我自己身上的。但当我在那张支票上签字时,他们就说那是我的。人们把支票给了我,然后我给了教会。哦,天啊!
10

刚开始我感觉糟透了,但之后我发现圣经中的每一个人,我相信每一个在神那里有属灵职分的人,都跟联邦政府有关联。查考一下,就会发现这点。是的。摩西,但以理,施洗约翰。耶稣基督就是死在了联邦政府的手上,被处以死刑。彼得,雅各,约翰,写《启示录》的约翰,所有的人;每一个人都遭受了逼迫。

为什么?那是撒但的座位。你知道吗?你知道,撒但曾带耶稣去到山上,就在一眨眼之间,把天下万国,整个世界都指给他看。他说:“这都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瞧?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万国都给你。”所以你看到世界是属于谁的了吗?我们不愿这么去思想我们自己的国家,但的确如此。
所以他说,耶稣说:“撒但,退去吧。”耶稣知道在千禧年里他要承受它们。他知道这些都是他的。如果这些国家被神统治,千禧年就已经开始了。但是这还需要一段时间。
11

他们有联合国和国际联盟等一切的事,千方百计要带来和平。但只要撒但占据着政治的高位,会有什么事发生呢?他们就一定会像世人一样打斗。

但必有一个时候来到,那时,所有的武器都会堆积起来。熄灯号要吹响,那永远光明洁白华丽早晨,我们的王将登上宝座。哦,必有歌唱声,欢呼声。那时只有一个旗帜,一群人,一个族类,只说一种天上的语言,阿们!我渴望那个时刻。我正向着那个标杆直跑,信靠神,某一天当一切结束时,我可以说……我会听到主对我说:“上到高处来。”
12

今晚我奉主的名来到凤凰城这里。我不是想要解释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很多拿磁带的人,一定要拿到这盘:“先生,是什么时候了?”那是在我离开家之前讲的。神差来一个异象给我。我不知道是什么……我不是个卖磁带的人,我们不强调这种事。我们拿到这些磁带,我们有一个环球录音带事业,甚至去到了丛林,到处都有。他们把一个小东西可以放进耳朵里,能够将信息录进磁带里面,他们站在那里直接把它翻译成其他的语言。然后磁带去到了全世界。

13

但我有一盘磁带:“先生,是什么时候了?”或,“先生,是那个时候了吗?”是我三个星期前的星期六晚上在教会里讲的。尽管我一生中看到过很多异象,但以前从未有过像这次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就来到这里,是神差我来这里的。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只是……我只是在这里。

我必须要诚实和真诚,我们能跟神有亲密交往的唯一方式,就是真诚。因为人们会知道的。从一开始,神就知道,你不是,无论你是或不是。人们也会知道的。因为,曾有一个人想要说预言,神告诉……或者说是那个真先知告诉他说:“让我们记住,若有先知在我们面前,当他的预言成就时,他才能被认可。”所以当我们对此说任何话之前,我们最好确实知道神是那么说的。要诚实、真诚。
14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做个祷告。让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把一切的忧虑都放下。我想知道……在今晚这里这群可爱的会众中,我知道坐在这里的这些宝石,是某一天耶稣要来取走的,他们必从尘土中被唤醒。

也许在这里有些人还不太确定他们会不会在那里。或许你有其他的需要。如果今晚在你的生命里有需要,你只要举起手来,让神知道,只要说:“神啊,你知道我现在的意思,请祝福我。我病了,我需要医治。我太任性了,需要回到团契中。我想要回来。我做了错事,我想要回来。今晚,我需要你来帮助我归回。”神祝福你们。
15

天父,现在我们藉着宝血来就近你的宝座。因为,当亚伦去到施恩座前时,他的手中要先蘸血,然后才能走上前去。今晚我们藉着信心接受主耶稣的宝血,坦然无惧地走向神的宝座,知道我们有权利走向前去,不是靠着我们自己的义,而是靠着他的义。宝血代表我们的洁净。天父啊,我祈求你应允我们的请求。

首先我们祈求你怜悯我们,赦免我们一切的过犯,我们承认我们的错误、过失、我们隐藏的罪以及我们不知道的罪。作为传道人、祭司,我们也承认会众的罪。主啊,我们一同站立,我们爱会众,我们觉得就像摩西一样,他使自己站在破口,为会众止住了神的忿怒。那是基督的义多么完美的彰显啊,基督使自己站在破口,为要拯救众人。
16

父啊,我们作为他的仆人,有他的圣灵在我们里面,今晚在这里的每一个基督徒,都将自己放在罪人的前面,说:“神啊,怜悯他们。”我们为生病的和有需要的人哭求,也为那些举起来的宝贵的手,他们中有年老的,有年轻的,有中年的,都举起了他们的手。主啊,你知道那一切的事。我们祈求你照着你荣耀的丰富来应允他们。

主啊,今晚,愿许多从很远来到这里的病人,愿他们离开时都得医治,健康。让一些他们自己都无法解释的事情发生,但让他们知道他们痊愈了。
主啊,愿那些固执己见的人,离开时得称为义。愿他们知道他们又回来了,并在他们离开基督的地方,又找回了他。愿他们归回。主啊,应允那些从未来就近你的人,找宝贵的自由,从牢笼里出来,得以自由,不再被属世之事以及对今生的思虑所缠累,而是在基督里得到自由。父啊,求你应允。
请祝福我们一切的需要,并祝福你的道和仆人,我们要将赞美归给你。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7

呐,如果我们要从圣经中读一个主题,或是说读一节经文做主题,是在《哥林多前书》14章第8节,《哥林多前书》14章8节,经文是这样说的:

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
这节经文够我们从现在起传讲两个礼拜的,却连边儿都还没有碰到。被启示出来的道是非常不同的。你可以就这一个主题不断地讲,把整本圣经都与之串在一起。是的。
18

有一天,一个人问我说:“你怎么能选同样的主题呢?”

我说:“哦,你可以从中讲出很多内容。”
我捡起一株掉在地上的三叶草,把它举起来。这个人今晚就坐在这里,是从图森来的。当时我们是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萨迪纳。我说:“我可以拿这株三叶草,讲它二十五年:它里面怎么拥有生命;三片叶子是怎么三而一的。哦,哦,有很多的东西是我们可以讲的。”
更何况是一节经文呢?它是神的道,是永恒的。它没有结束。一直继续下去。它是我们的避难所。
今晚,我想要讲讲这个主题:无定的号声。
19

就在不久前,当我思想这个所得税的案子时,想到了这点,我想:“现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确定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如此的不确定。”任何不确定的东西都是不能信任的。任何不确定的东西都是不可信的。如果是不确定的东西,你就该远离它。

如果你有个生意,我们有生意人在场,也许很多人是。如果你所经营的生意是不确定的,你就不会投入很多在其中,因为收益不确定,你就不会在上面投资太多。如果你是个精明的好生意人,而你也有一些钱要投资,你就会等候并调查,直到你找到了某样确定的东西,某样可靠的东西,某样你可以依靠的东西。因为你不想失去你积存起来的那些钱,因为你必须要靠着从这次投资得到的收益中所获得的报酬谋生。呐,你必须有可以谋生的东西。
20

你所积存起来的那点钱,不要把它放在你的口袋里,留在那里,因为贼会偷的。瞧?不要,不要那样做。如果你有钱,就把它投在什么东西上。然后你要确保你的投资是确定的。如果你不能确定,呐,就根本不要投资在其上。

所以,今晚生意肯定是处在一个摇动的地步,几乎在这世上的任何生意都处在一个摇动的情形中,因为世界正处在一个摇动的情形中。你都无法让自己……
“呐,我要存上这么多的钱,为自己在某处建一个舒适的小家。”这是相当不可靠的。我要告诉你的确是这样的,因为政府可以在一夜之间就把它收走。
21

哦,我们曾经拥有的民主变得如此的腐败,以至成了极其不可靠的!过去我们能够非常信任我们的民主。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政体形式。但是,我们的民主仍然是不可靠的。因为,我们这个国家,我们的人民,我们有一部宪法,这部宪法就是我们的终极。但是,我们的宪法也是不可靠的,因为它已经多次被破坏了。最近,罗斯福先生大大地破坏了它。所以,你瞧,宪法也能够被打破。你对这个不能有太多的信任。

政治,哦!这太不可靠了!人们只是争啊,吵啊,为政治而争辩。邻居为此而反目,而以前他们本是很好的朋友。某个总统兴起,某人要竞选州长,等等,在政治栅栏另一边的其他人,会跟这边的人争吵,甚至因政治反目成仇。我希望我没有伤害到任何人的感情,我认为整件事都烂透了。瞧?是的,先生。所以,为什么你要为某件毫无益处的事去争吵并反目成仇呢?是的,那真是太糟糕了。
22

那天,有人对我说,他说:“你会在这次选举中投票吗?”

我说:“我已经投了。”
他说:“哦,在这次选举中吗?”
我说:“我投了耶稣的票。”我说:“我要告诉你。只有两个人给我投票。”我说:“神投票支持我,魔鬼投票反对我。我投票给神,所以我的投票是正确的。”你投票给谁,这决定了你的将来。
所以,注意,就在最近,我给你们看一小点,然后我们就不讲这个了。在最近的总统选举中,这在芝加哥和其他不同地方都得到了完全的证实:他们用来投票的机器,是由民主党安放的,每次你投票给尼克松先生,你也必须同时投票给肯尼迪先生。所以,你根本连机会都没有。这已经得到了证实!
23

那天晚上你们都听了“监测”这个节目,他们从东边的密西西比州开始在全国进行了调查。尼克松先生参加了这次电话投票,四比一。怎么可能赢呢?如果是肯尼迪先生,也是一样。我哪个党派都没有选。

我的政党是在天上,今晚我就在这里与他们在一起。我们正坐在天上,谈论着我们的王。
但你瞧,我是想要告诉你们,这些属世的事正在摇动。你无法把信心放在那些事上;它们是不确定的。任何不确定的东西,我宁愿远离它。我不喜欢消极的东西。我不想跟消极的一方混在一起。我喜欢积极,站在积极的一方。
24

现在,家庭生活也变得不确定了。你知道,那天我在某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说美国的离婚率要比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高。而我们本该是个宗教国家。是的,是那样,是很宗教,但却不是正确的那种。瞧?宗教只是一个遮盖。很难告诉人们我们的遮盖是从哪里来的。亚当想要用无花果树的叶子来遮盖,但是不管用。当他必须要出去面对神时,那遮盖物就变得非常不可靠了。所以,宗教根本不管用。你能想象我们的离婚率要比其他任何国家的都高吗?我们的离婚率。我们发现不道德侵入了我们的家庭。

25

在全国性的调查中,令人吃惊地发现很大一部分的人……我相信是在俄亥俄州,对基督徒进行了一次调查,令人吃惊的是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都不去教会。然后,那些去教会的人中,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去教会。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去,他们只是去教会。

“你们为什么去呢?”
“瞧,当我们是小孩子时,妈妈带我们去,我们就一直去。”然后,另一部分人说他们去教会只是为了见见他们的邻居,聊一会。看到吗?
哦,这真令人吃惊!难怪家庭生活完了,瞧,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生活。
任何女人要嫁给一个男人,如果她对那个男人不能确信,她最好别管他。任何男人要娶一个女人,但不能确信,你也最好别管她。你最好在这点上祷告透彻了,直到神给了你回答。然后,神配合的,人就不能分开了。但我们,首先,我们必须要为这事祷告透彻了。是的。
26

呐,我们发现,我们想要用教育计划使世人回转,我们确实搞得一团糟,的确如此。你无法藉着教育把世人转向基督。教育只会拉他远离神,而不是把他拉向神;因为他想要认为自己更聪明,比别人知道得更多。教育虽然很好,但基督从未差派他的教会去教育世人;他从未教育他们去搞神学院。他从未教育……哦,那些都是好的。他从未告诉他们去建医院。那都没问题。

但教会的使命是去传福音。“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瞧?任何与此不同的东西,都是不可靠的,因为它不在神的计划之内。
27

国家生活不确定。世界也不确定。我们正处在一个地步,整个世界都神经衰弱了,看起来像是一切都被摇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一个惧怕另一个。人们谈论和平。

他们曾说过:“哦,当我们打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孩子必须去到战场上,战争才止息。”然而,人们还未等到炮火的硝烟从空中散尽,就已经开始了另一次世界大战。
那时,他们搞出了国际联盟,那本是要维护世界秩序的,但它未能实现。现在,他们又搞出了联合国,还是同一回事。它也必定不会实现的。没有任何用处。
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国家生活,政治生活,选举机器。哦,天啊!他们是……整件事都在摇动,每一样事物。
28

现在我想要把它讲得更透彻一些。瞧?教会生活也在摇晃、不确定。呐,那正是保罗所讲到的。瞧?他指的就是这个:“若吹无定的号声。”教会生活被摇动了。人们几乎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他们从一个教会游荡到另一个教会,想要找到哪里有正确的东西;四处奔走,想要找到什么是正确的,哪里有正确的教导。一个人进来,他们就会解释,几乎是只有他们的信条才是正确的。然后,首先你知道,他们在其中发现太多的腐败,以至他们去尝试另一家教会,要看看他们的信条和教导是什么。哦,我们发现这些东西把我们自己给分裂了,因着这些东西,搞出了几百种不同的教会秩序。呐,我丝毫不反对这些。这就跟他们做其它的事一样,肯定能从中得到一些果效。

29

但是,你瞧,“我属于卫理公会教会协会,我没问题,因为我属于它。我属于浸信会协会,我是正确的,”你无法把信心放在这种说法上。你不能那样做。

你甚至不能说你“属于五旬节派教会”,你无法这样做。你不该那样做,因为这没用。我们发现我们的第一个五旬节派协会,就是总会成立后,过了不久,他们就开始从那里决裂,从这里分离,出现了各种的教条和争论。现在再看看它,千疮百孔。瞧?这表明了它是不确定的。那些只是相信组织的人也是不确定的。
30

呐,你会说:“伯兰罕弟兄,你把我们带到绝路上了。你画了一幅漆黑的图画。”我有意这样做,我想要这样做。

我这样做有一个目的,使我可以说说这点。有什么东西是确定的吗?是的。有一样东西是确定的。哦,我真高兴有一样东西,你可以把信心放在其上,并确信它是对的。哦,当其它一切都过去时,这个却永久站立。如果你读过《马太福音》24:35,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神有一个确定的根基。
31

有一次,说到有一个老人,一个南方的老黑人,他揣着一本圣经,但他不认识字。人们说:“山姆,你为什么老是揣着它呢?”

他说:“这是圣经。里面写着字,我相信它,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我都信,连封皮我也相信。”他说:“因为这上面写着’圣经’。”
那个跟他说话的人说:“你不会相信里面所有的东西吧?”
他说:“是的,先生,我全都信。”
他说:“呐,你的意思是圣经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吗?”
他说:“是的,先生。”
那人说:“如果圣经说让山姆穿过这堵石墙,那你会怎么样呢?你该怎么做呢?”
他说:“那我就跳。”
那人说:“哦,瞧,那堵石墙上没有洞,你要怎么穿过去呢?”
他说:“如果圣经说让山姆跳过去,当山姆到那里时,那儿就会有一个洞的。”这完全是正确的。那里会有一个洞的。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站稳在神的道上,神必为剩下的事开路。哦,那个伟大的根基。
32

我相信他在《路加福音》里说过,我相信是的,耶稣从山上下来,他对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

有人说:“耶利米或先知里的一位,等等。”
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
就在那时,彼得说了那句著名的话:“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
那么它是什么呢?建造在神话语启示出来的真理上。因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启示给了彼得,耶稣就是那被印证了的神的道。阿们!
那就是为什么耶稣可以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谁能控告我呢?这道所写的关于我的一切,我都成就了。”神印证了他就是那道。哦,就是那样,神彰显了。这道那样说了,然后神使它成为真实,使它应验,显明出来。
33

几年前,他们对教会说:“根本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那只是人们自己搞出来的一种情感。”但那些领受了圣灵的人们,知道那是真理。他们知道神是真实的。直到今天这都被证实了,神的五旬节运动波及到了各个国家,其带领归向基督的比他们其他所有的都多。

不久前,天主教的报纸“星期天访客”上说;我相信是前年或去年的一份报纸上说:“天主教教会只登记了五十万皈依的信徒,而五旬节派登记了一百五十万。”阿们!
34

那是什么?那是神的道在成长,在广传。我们应该何等地感恩啊!其影响如此之大,甚至现在圣公会信徒、长老会信徒、路德派信徒和所有的派别都想要来得到一些。你注意到在商人会的聚会中,你听到他们在谈论着不同的宗派:圣公会、路德派、长老会。哦,你很少会听见五旬节派再做什么事了。是的,都是所有其他的派别。因为什么?他们看到了他们信条的弱点,便又转回到神的道上。在那里你可以找到根基,一些不能被摇动的东西。

我们在那里发现,圣灵在人的里面活出他的生命,向世人彰显自己。这就使得人们渴慕神;不可动摇,无可置疑,神的道彰显并显明了他自己,道本身藉着人的生命而活出来。多么奇妙的事啊!对此没有什么是不确定的。你可以看到神做了应许,然后在这儿显明了它。几百年前,先知说到了这事,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它应验。
35

历经了所有的批评,历经了所有的分歧,历经了所有的教条,他们想要践踏神的道!他们竭力想要用教育来代替。他们搞出宗派来,想要代替。他们使自己混乱了。在这一切当中,神的道依然像以前一样明亮闪耀地站立在那里。那是什么?那是确定的东西。神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因为那是确定的东西。你想要把自己锚定,把神的道锚定在你心里。

大卫说他把道藏在心里,他就不会犯罪。他把神的律法写在床柱上,系在手上和别的地方,总是把神的道摆在他面前。就该那样做。要使你的思想一直专注。
36

神告诉约书亚说:“不可在这道上偏离左右。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

当教会全都联合在一起,远离它们的教条,归向神的道时,教会就可以取得极大的成功,就会把共产主义踩在脚下。
是什么导致了共产主义这种东西?你们想想“共产主义”,当它大肆宣传,飞速发展,数百万人加入,人们都怕它。共产主义必定会衰退并消亡的,必定会的。共产主义,他们可能会做这个,做那个。我相信神会使用它的,是的,就像他使用尼布甲尼撒一样。神会藉着共产主义把所有的稗子都扬出去的。我们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但注意。共产主义会走到尽头的。共产主义必走向尽头。
37

但神的道没有结束,因为它没有开始。阿们!道与神一样是永恒的。如果你被锚定了,神的道锚定在了你里面,你就与这道一样是永恒的。阿们!

一切都必走向尽头。所有的那些事都在摇动。无论他们建造的柱子是多么高大,都必倾倒。所有不符合神的道,与神的道为敌,与神的道相反的东西,都必须挪开,必须让出地方,因为神的道要得胜地来到。没有任何东西能拦阻它。神已经这样说过了。
当神这样说了,天地要废去,神的道却不能废去。把这道藏在你的心里,接受这道并让它成长。要一直在你的心中持守它,因为它永不会废去。神的道永远不会废去,因为神说它不会。所以我们要持守在这点上。
38

呐,保罗在圣经这里所说的,就好像训练一个战士,训练一个战士听号声。呐,士兵必须要学会听他的号声,就是军号或是喇叭。否则当军号吹响时,他就不知道是该冲锋还是撤退了。如果他不知道区别,那你会有一支何等混乱的军队呢?敌人肯定会击败那样一帮没有受过良好训练的士兵的。阿们!

这就是现今我们教会的问题。我们用信条训练他们,彼此间都不一样。
我们必须要团结一致。我们必须要知道一个号声。人们问:“那是什么号声呢?”福音的号角,这就是了。永生神的道就是那号声。不要将其与任何东西混杂。
不要让某个人演奏法国的竖琴,而让另一个人吹号。没有人知道该做什么了。那样会带来混乱的。
保罗是在谈论,训练一个人来听一个声音。就在号声吹响时,他完全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号手得到了命令,并且是从主帅那里得来的。当号手吹号时,藉着号角的声音,军队完全知道该向哪里进发,向哪里撤退,是该向左还是向右转,或该做什么。
39

呐,军队,战争,争战一直都有。我们加入教会,或去到教会里,绝不是去野餐。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是在去到战场上。

我来,绝不是要让人拍拍我的后背,说:“伯兰罕弟兄,你真是一个大好人。”不,先生。我是拿着盾牌去到那里。我不需要那种盾牌。我带着头盔,身穿军装而来。我去争战,为每一寸土地而战。
神告诉约书亚说:“凡你脚掌所踏之地,我都赐给你了。”所以,脚印意味着拥有。
当教会到了一个地步,与信条妥协,对道妥协,哦,我的意思是说跟世界妥协,那就是败退,就是撤退。
40

今晚我们所需要的是去得着这圣经中神的每一个应许的战士,神应许将属神的全副军装赐给教会,让它站立。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是战士;不是穿上一套阅兵典礼的制服,那永远是不一样的。当一个人……

任何国家,我们在各个国家都有间谍;我们这里有德国的间谍;也有英国的间谍。我们也有间谍在英国。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想要查明别的国家有什么样的材料,什么样的炸弹。联邦调查局的间谍几乎在每个国家都有。他们在观察,留意。那就是国家生存的方式。他们在留心看别的国家有什么样的炸弹。然后他们就去造一个更好的,或造出某样东西来对抗它。国家之间彼此不信任,因为这表明了列国在颤抖。哦,英国可以在顷刻间把我们炸掉,我们要么拦住他们,要么我们把他们炸掉。只要让某个身居高位的人,多喝一两杯酒,或者是为某事吵一架,然后世界就完蛋了。
41

人们说,不久前在这里,在战争期间,哪怕是一丁点的“日本制造”的货物,他们也会扔在地上,然后走开,很有爱国心。而现在你们为之花的钱,要比你从本国买的任何东西都多。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在报答那些死在那里的小伙子们的生命吗?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我不管你如何为物质的东西而奋斗,当你离世时,这一点用也没有。它必摇动。但有一种奋斗是值得你投入的,并且能够让你得着永远不会被夺去的领地。那是神道的号角所发出的福音的号声,它拥有神所赐予教会的恩赐和应许。的确如此。呐,我们发现,我们发现它发出的是这种号声。
42

呐,每一个国家都竭力用他们所能拥有的最好的装备来武装他们的青年。呐,我知道,有些时候背那些装备不容易。

我们有一个弟兄,人们都叫他“新手”,他去参军了,部队给他发了一个九十磅重的背包背在背上。那跟他的体重差不多重了。他们给了他一把铁锹,用来挖洞;一支来复枪,还有一大堆的手榴弹。哦,我从未看到那样的背包!这个可怜的伙计几乎都无法动弹了。他们把他带到路上进行五英里越野。这几乎要了他的命。他说:“这些无聊的东西有什么用?我需要这个笨重的头盔干什么?”呐,瞧。部队知道他有需要这个的时候。“我需要这把铁锹干什么?还要跑到公路上来行军?”最好还是适应它吧。你可能需要这些。
你要明白,除非他们知道你用得上这些东西,否则政府是不会发给你的。你必须要为此而受训。他们用他们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东西来保护你,因为他们关心这个国家。他们关心你们,要让你们得到最好的装备,远离枪林弹雨。一直都是这样的。
这从伊甸园就开始了,神训练他的教会。
43

你知道,我们必须一直改进。呐,过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我们用的都是老式飞机;第二次世界大战,哦,当他们推出了他们所造的又大又好的超级飞机时,那些在空中的小家伙全都退役了。哦,它们都没用了。呐,他们刚刚在上一场战争中所用的飞机,现在又淘汰了。他们不再需要它们了。他们有了喷气飞机。瞧,你们总是在想方设法地改进,改进防卫的武器。

但你知道吗?神不需要改进。神把他所能给予他们的最好东西赐给了他的儿女和战士。当他赐予他们时,他给了他们什么?在伊甸园中,他把他的道赐给了他们,让人们可以在神话语的背后为自己设防,任何魔鬼都去不到他那里。只要站在道中。
44

呐,仇敌的探子,撒但,想方设法要知道它该做什么才能侵入到那里面。他知道他无法直接出来吓唬夏娃,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让夏娃去推理。今天神使用的还是这个,就是用他的道给他的教会设防。撒但带着推理的能力来到她身边。撒但知道那是薄弱的环节。那也是人们最容易被攻破的地方,就是推理。

你说:“呐,让我跟你理论一下。它有必要吗?”
如果神说它有必要,那就有必要,无论我们是否要哭泣,嚎啕大哭,或做这一切的事。如果神说必须要领受圣灵的洗,我不管那有多艰难,你必须要放弃多少属世的事;但总有一天你必须要拥有这个才能存活。这是你生存下去的唯一方式。
45

“呐,我们已经拥有了这世上最好的医生,我们还需要神的医治吗?”

神赐给你神的医治是因为他知道你一定会用到它。所以他赐给你们属灵的恩赐。
当撒但一去到夏娃身边时,他就开始与夏娃推理。呐,“肯定的,神肯定不会那样做的。”
今天人们说:“根本没有地狱这种地方。”很多人都这样告诉你。瞧?“哦,神肯定不会烧死他的儿女的。”
当然,神不会烧死他的儿女;但撒但会烧死他的人。你是谁的孩子?这是接下去的问题。地狱是为魔鬼和他的儿女造的,不是为神的儿女造的。他们中没有一个人会去到那里的。是的,这取决于你是谁的儿女。
46

呐,神把他的道赐给了夏娃和亚当,他从未改变过他的道。他总是……基督徒,或者说信徒,他的防卫就是神的道。

天地要废去,每一个信条都要废去,每一个宗派都要废去,每一个国家都要沉沦;但神的道永远立定。时候将到,晨星将不再发光;时候将到,太阳将不再发光,月亮也不再发亮,地球在它的轨道上旋转。
但神的道将永远保持不变。是的。那是不能被震动的东西,是你可以依靠的东西。它是确定的。神所说的任何话都必定要发生。
在伊甸园里,他说过会有一位救赎主,他要差来弥赛亚,这事必定要发生。尽管人们等了四千年,但他来了;他必须来到,因为这是神应许的道。
47

神应许要差他再来,他就必定会在那里。我不管有多少的不信者和怀疑论者兴起,不管他们怎么做,不管共产主义怎么扩张。耶稣基督必要再来,他必得到一个被宝血洗净的教会,必把它提到空中,去到天国。为什么?必定要这样,神的道这样说了。

“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这话是确定的。神这样说了,它就不能挪移,不被摇动。神这样说了,只要你能持守住它。要对它有信心,信靠它。
这不是无定的声音;神不能发出无定的声音。信条可能会发出无定的声音,宗派会发出无定的声音。但神不能发出无定的声音。这道就是神。神的道没有任何的不确定。它的每一个字都是确定的。
48

呐,伟大的教会要用神的道作为盔甲。呐,当耶稣来到时,他使用了同样的盔甲吗?他当然使用了。

撒但竭尽所能地去到耶稣面前,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做这样,那样的事。”
耶稣说:“经上记着说。”直接回到神的道。撒但想要给他一个更高一点的试探。但耶稣直接回到神的道中,“经上记着说。”
他持守在这道上,为我们作出了榜样。正如他在《哥林多前书》里说的……哦,是在《约翰福音》14章13节,“我给你们做了榜样。”那是一个榜样,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将我们的信任完全放在神的道上。其他的一切都是虚谎的。[原注:磁带有空白。]
有一样东西是确定的。神作出了应许,神必持守那应许。人们说:“这怎么可能发生呢?他如何能把一帮人召集到一起,用被提的恩典把他们带上天去呢?”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做。我的职责不是去问他是怎么做的。我的职责是为这事而做好准备。他应许过了,事情就必发生。用道来为他的教会设防。
49

首先是推理。呐,他们说:“这岂不是很合理吗?如果我属于这个教会,岂不是跟那个教会一样好吗?”

你只能属于一个教会。你永远无法加入到它里面。你可以加入会所,卫理公会会所、长老会会所、浸信会会所、五旬节派会所。但你是生在耶稣基督的教会里,那才是教会。
那些都是会所,是人们聚集在一起的地方,就像“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样。那是你们在一起的团契,是在分享同样的食物。
50

但对于耶稣基督的教会而言,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出生。出生!

这就好像一个人,我讲过很多次了,好比一只乌鸫蹲在树枝上,想把孔雀的羽毛插进自己的翅膀中,并说:“你瞧,我是一只正在开屏的孔雀。”瞧?它自己把那些羽毛插了进去。如果它是只真正的孔雀,它的本性就会让它长出那样的羽毛。
如果这个永生神的教会是永生神的教会,那它就会生出永生神的道来。你不需要在任何地方插上孔雀的羽毛。那里的每一根羽毛都是长在孔雀身上的。你能够相信这点。每一根连结于神的教会里的羽毛都是神的道。除了神的道,他不会插上任何东西。阿们!因为圣灵的本性只会生长出神的道来。阿们!我现在开始觉得兴奋了。是的。
51

没有任何事是你能做的,也没有任何东西是你能制造的。你造不出来。你制造不出救恩;你制造不出恩赐。你只是自然地长出那个恩赐。是的。瞧?绵羊不能,它不能制造出羊毛。它有羊毛是因为它是只绵羊。它只能长羊毛。樱桃树无法制造出樱桃来,它只能长出樱桃来,因为它的生命就是那样的。

永生神的教会不能插上这个,使他们自己看上去像某样的东西。藉着神的恩典,他们已经成为了他们该成为的样子。神的道跟他们联合在一起,他们也与神的道联合在一起。结果就带出了那个完全的人;耶稣基督,神在肉身显现,藉着每一个重生的基督徒生产出自己来。神如此说。阿们!没有别的。呐,那是确定的事。
52

呐,如果他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号声,那就会带给他一些混乱。呐,如果那个人从未在号角上受过训练,从未听过那号声,瞧,当他听到某些跟他所听到的不同的声音时,他就会有些混乱了。他听到的总是,“加入教会。拿着你的介绍信去到这里,去到那里。”那也许没问题。他只知道这些。

但当你回去,在教会中谈论关于圣灵的洗礼,神的大能和他所行的事;圣灵如何使男人女人们洁净自己,从罪恶的生命中脱离出来;圣灵是如何使他们行事虔诚,诚实;以及他所行的事,提到了洗礼,说方言,医治病人,赶出魔鬼,说预言,恩赐,异象等等教会中的一切事。哈利路亚!是的。当这样的号声吹响时,对于那些从未听过这样的号声的人,会有些困惑。
53

“瞧,”你说,“我的教会从不教导这个。”那它吹的就不是福音的号角。荣耀!是的。

但对于那些受过训练的战士来说,哈利路亚!当他们听到吹响的号角时,他们知道该如何各就各位地站立。基督精兵前进!荣耀!哦,那是确定的!
“你怎么知道这是确定的呢?”
它写在这道上。
“瞧,”你说,“我们的教会不教导这个。”
但号角吹出了这声音,我不想要受训去听教会的教条,因为它会摇动并垮掉。但如果你受训于这道,天地要废去,这道却永远不能废去。所有的教条,其他的一切都会垮掉。但这道永远不能废去。阿们!那就是这号声。我想要听到的就是这个号声。是的,先生。你说:“哦,我怎么知道呢?”
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认得我的号声。”神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呐,耶稣那样说的。
如果有人问:“是吗?”
《希伯来书》13章8节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们说:“哦,在某些方面是的。”
54

呐,一只真正的绵羊会说:“啊哈,哦,这种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听起来不对。哦,那肯定是是法国圆号。不是号角,因为圣经不会发出无定的声音。”

圣经说:“你们就必领受圣灵。”而不是“你也许会。”“你们每一个人都必领受。”多久呢?“这是给你们的儿女,你们儿女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圣经必在每一个族类和每一个世代中都吹出这声音,让他们听到他的声音。那些被预定要得生命的人,他们必相信这声音。阿们!他们必相信这声音,因为他们知道这是福音的号角在吹响。它不是无定的。每一个士兵都知道该如何站立。
55

呐,你们看到彼得、约翰和雅各和早期的教会,都因着这号角,朝着这个方向行进,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马克福音》16章,瞧,“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们看到彼得、雅各、约翰,还有其他的人,列队向着神的道进发。

而我们却转向别的路,远离神的道吗?一个前进,另一个却向后退吗?一个说:“哦,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那声音是给另一个时代的。”哦,不。不可能是那样的。
整个基督徒军队都听到了这号声。神说这就是号声,他不能改变。那就是主所说的要吹响的声音。“这样所有的人才能知道。”然后教会就出发了。
56

他们有些人不相信主实际的再来。圣经说主必再来,所以我们正在仰望他的再来,如果他今晚没有在这里,我们要盼望他明早来到。如果他明早没有再来,我们要盼望他明天晚上来到。我们要一直仰望。如果我们睡了,我们也不会徒然倒下。“号筒末次要吹响,神的号要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复活。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要跟他们一同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要永远在那里。”那就是这号角的声音。我是活着还是死了,都没有区别。我必听到那号声。我必复活。荣耀归于神!复活。哦,是的。是的。

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是彰显出来的道。他的羊就是这样认出他的。
57

呐,看看那个时代的法利赛人等等,他们说:“哦,这人是别西卜。”当他告诉井边的妇人关于她的罪,就是她有好几个丈夫。当他告诉拿但业说当腓力去叫他时,他正在树下,在无花果树下祷告。哦,那个时代的那些教师说:“这人是别西卜。他是个魔鬼。他是个算命的。”

但对于彼得、雅各、约翰和其他的人来说,不是那样的。他们知道这点。为什么?他们知道神说过弥赛亚要来,摩西在圣灵的感动下,说他将是一位先知。当他们看到神所说的那些事得到彰显并完美地应验时,他们就知道那是羊的食物。他们知道那就是号声。他们就开始跟随它。“我的羊认得它。”因为他们看到神的道彰显了出来。
58

呐,今天的人们,他们不相信有圣灵的洗这种事。到这里或别处拥有圣灵的地方走访一下,他们看到神的应许准确地应验了,为什么,“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认得那号声因为那是圣经。“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依然是《希伯来书》13章8节。

我不管有多少个教会的喇叭在吹,这都没有任何不同。我们有很多的教会在嘟嘟地吹喇叭,你知道,对着周围的一切嘟嘟乱吹,说:“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
哦,真正的羊不会听从那个。但他们会听从那确定的号声。
59

那种教会的喇叭也许会发出各种声音。你也许……看看那些教会的喇叭吹了些什么。一个往这边跑,另一个往那边跑。魔鬼坐在后面,说:“伙计,就让他们彼此争吵吧。那就够了。我甚至都不需要动手。”

但弟兄,让他们都全副武装一次,归回到正规的命令。哦,天啊!那时,你就会看到一次“基督精兵向前进”了。是的,不要听从那些喇叭声,要听从号声。
60

现在让我们停一会儿,回过头去看一下几个人物。我们就要结束了,因为我不想要留你们在这里太久。但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些听从了这声音的人。让我们来看……他们是确定的。呐,刚才我指给你们看了其它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个古老的人物,就一会。

61

让我们来看先知约伯。呐,那个人经历了一个试炼,但他知道神要求一个燔祭。那就是神所要求的,神只要求那个。无论有多少灾祸发生在他的家中,神不总是……

当你看到一个人出了什么错时,那并不意味着他正在遭受神的鞭打,也并不一定是他不在神的旨意中。在他的心中,他知道他是否在听从那号声。
神要求这个燔祭,约伯坚定地持守着它。就是那样。他们说:“约伯,你是个暗中的罪人。你在做错误的事。”但约伯更清楚。他持守在那里,因为他听到了号角声,他就在那里持守着它。
62

最后,一直到了最后的地步,当他……魔鬼被释放了,去攻击他,夺走了他的家人,夺走了他的儿女,夺走了他的骆驼,夺走了他的一切财富,还毁掉了他自己的健康。约伯坐在炉灰中。看上去好像一切都没有了。但他依然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尽管皮肉之虫会毁掉这身体,我必在肉身之中得见神。”对此没有任何的不确定,不是吗?不是“我有些相信他是活着的。”他说:“我知道他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尽管皮肉之虫会毁掉这身体,但我必在肉身之中得见神。”哦,事情就发生了。他非常的确定。

63

有一天,亚伯拉罕去到外面的田地里时,听到神说:“亚伯拉罕,我要……”在这道被写下来之前,神与亚伯拉罕相见,他说:“亚伯拉罕,我要藉着你妻子撒拉赐给你一个儿子。”当时撒拉六十五岁,亚伯拉罕七十五岁。于是他们就为此做好准备,他不羞于去做见证。他知道他会得到那个儿子。

圣经说:“他没有因不信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反倒满心相信。”阿们!满心相信,意思是说他遇到了那个终极。阿们!这就是了。终极就是路的尽头,是最后的一件事,是事情的完结。
他说:“我满心相信神怎样应许了,他也能照样成就。”
今晚,你满心相信这就是圣灵吗?你满心相信这就是道路吗?你满心相信他是一位医治者吗?你满心相信他要再来吗?你满心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原注:会众说:“阿们。”]阿们!满心相信!是的。
64

让我们来看看另一位,以利亚,他站在山顶上。他谴责耶洗别和她的涂脂抹粉,他对这个都有点厌烦了。那时,所有的女人都仿效第一夫人的样子,也许都剪着脑积水式的发型,或她们那时的什么东西。他对这点谴责得太多了,以至都令他有些沮丧了。

神直接对他说话,“下到那里去。你知道,当时那地方每星期都下两三天雨。但你去站在亚哈面前,告诉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若不祷告,连露水也不会降下来。’”哦!
他没有说:“呐,亚哈,也许,可能事情会这样发展的。”哦,不。他满心信服,没有任何的不确定。“我若不祷告,天必不降露,不下雨。”阿们!荣耀!哦,为什么?他听到了那个号声。它是确定的。他认识他的神。他知道一件事。当神说了那句话时,天地都要废去,但神的话要成就。它必定会成就。他全然信服。
65

呐,神说:“以利亚,我要让你去到这片地区最干燥的地方,上到那座没有任何泉源的山上。但我已经为你安排了。”

以利亚满心相信。他就爬到了那座山上,坐在基立溪旁。“现在,我在这里该怎么做呢?”
“我已经吩咐乌鸦来喂养你。”
“呐,那些乌鸦怎么能……呐,等一下,主啊。”不,不。号角已经吹响了。那就够了。“事情会怎样发生呢?我不知道。我不在乎。瞧?这不是我该担心的。那是神的事。他说了他吩咐乌鸦。”
“哦,主啊,请你帮我分析一下,告诉我它们从哪里……那些乌鸦是去哪所学校学会说希伯来语的?什么样的……它们会在煤气炉上做饭吗,还是它们生了一堆炭火,或者它们是怎么做的呢?它们要从哪里……它们要杀死什么样的动物呢?它们只是一只小鸟。它们要怎么为我杀死一头牛,为我做出牛肉三明治呢?”瞧?瞧?他没有问过这些。
66

神,他的号声,他的声音发出来,说:“我已经!”不是“以利亚,我可能会那样做。”而是“我已经做了。我必做。我已经做成了。”阿们!

这就是我们今晚的神。不是“他会做的。”他早已做成了。阿们!他早已做成了。阿们!不是“他会的,他可能,也许他会。”他早已做成了。“我已经吩咐乌鸦。”
67

他差派他的圣灵给所有的人。他差来了他的祝福。他升上高天,将各样的恩赐给了人们。有人会得到它的;有人会拒绝它。它怎么来,那不关我的事;只要来了就行。神说它会如此,它就必如此。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圣灵怎么来到呢?我不知道。“这应许是给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呐,你无法把它解释没了。号角已经吹响了,我也相信它。我顺服它,并且得到了它。阿们!你来说服我不相信它试试。阿们!哦,我并不完全。不。

68

就像那天晚上,那个黑人老姐妹,她说:“长老,我能做个见证吗?”

“当然,太太。”
她说:“我只想要说这一件事。”她说:“我还没有成为我想要成为的样子。”她说:“我还没有成为我该成为的样子,但我知道一件事,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了。”
所以,那也正是我们对此的感受。我不再是从前的我了,因为藉着神的恩典,我今晚得救了,并照着应许领受了圣灵的洗。在五旬节那天,圣灵倾倒了出来,应许赐了下来,我也相信它。没有什么不确定的。我听到了号声。我顺服它,我确定,就是这样。是的。我知道那是什么。肯定的。
69

西面,一位大约八十岁的老圣徒,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出现在地上了,但他走到各处都拥有好名声。一天,圣灵对他说话,“西面,你要知道,在你去世之前,你必看见主的救恩。”荣耀!

也许大祭司摸了一会他的胡子,说:“西面,你应当把胡子梳到另一边。”
他说:“那没有任何区别。”
“你怎么知道你是对的呢?”
“圣灵这样告诉我了。我不会死的。”
“为什么,西门,为什么你……为什么,你现在就快要死了。”
“哦,我不管你怎么说。但神告诉我说在我去世之前必看见他的救恩。这没有任何的不确定。我不会死的。在我见死之前必看见他。”阿们!是的。
“西面,你要怎样做成这事呢?”
“我,那不是我的事。”
“他会在哪里呢?西面。”
“我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你要看到他呢?”
“神这样说了。那就是了。那是道。在我见到他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哦,天哪!
“哦,可怜的老家伙。当然,你知道,他神经错乱了。所以别管他。”
但无论如何,西面看到了他。是的,先生。神会为那些愿意接受他话语的人开出路的。
70

耶稣,当他在这地上时,他曾站在拉撒路的坟墓前。

哦,就在那之前,他还跟人们讲论,人们指责他说他还不到五十岁,怎么说他见过亚伯拉罕呢?你注意到他是何等的确定吗?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之前,我是。我是。”不是“我过去是,或我将来是。”而是“我是,我确定。”
那时,在拉撒路的坟墓前,他说。在他去到那里之前,他告诉马大说,他说:“我就是复活,生命。”不是“我应该是的,或我将来是。”而是“我是。”阿们!
“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但就是现在,主啊,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他说:“你兄弟必然复活。”
“哦,在末日,当普世复活时,他必复活。他是个好孩子,是的,我相信他必复活。”
但耶稣把腰挺直了一点,他说:“但我就是复活和生命。”不是“我将来会,我应该会”等等之类的话。“我是。”对此没有任何摇摆,也没有任何可摇动的。没有任何不确定,而是很确定的。
“我就是复活,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呐,不是“他们也许会;他们也许不会。”而是“他们必不死。”对此没有任何的不确定。他们必不死。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他们不需要受审吗?”他们必不至受审。阿们!他担当了我的审判。没有理由去那里了。阿们!就是那样。“已经出死入生了。”哦!
71

呐,马大说她相信这话。呐,耶稣从未说:“哦,你知道,因为你相信这话,你也知道我就是这道,我……你知道我就是那将要来到的。你已经承认了这点,你相信这话。我要告诉你我们会怎么做,让我们去把长老们叫到一起,下去看看我们能否对此做点什么事。”不,不。他说:“我不是要下去看看我能否使他复活。”而是“我要去叫醒他。”阿们!不是“我要去试试,”而是“我要。”没有任何的不确定。那不是无定的声音,他说:“我要;我要。”

这同一位说:“我要,”也给你作出了应许。哈利路亚!哦。阿们!
“我要去叫醒他。”
72

他又说:“你们拆毁这殿,我要看看我对此能做什么”吗?“你们拆毁这殿,我要在三日内再建立起来。”没有任何的不确定。“呐,我要试试。你们大家都可以在四周站着,看看我能否做到”吗?啊,不。“我要建立起来。”没有任何不确定。“我要把它建立起来。你们拆毁它,我要把它建立起来。”哦!

为什么?他知道他就是大卫在圣经中所讲到的那位。“我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他知道他也被包含在圣经的那个应许里,因此他很确定。
73

呐,我们难道不能这样确定吗?在其它的事上,我们以耶稣为榜样,只要神的道那样说了,难道我们不能像他那样对道有完全的确定吗?

“我就是复活和生命。”“我要把它建立起来。”阿们!为什么?他知道神的话这么说了,所以他一定会复活。
如果我是在《约翰福音》5章24节的那个人,“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他必不去到审判之中;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那就是我们。我们还怕什么呢?还有什么问题呢?
你穿什么牌子的衣服又有什么区别呢?你称自己是这个,那个,或别的。藉着神的恩典,我们都是神的儿女。藉着神的恩典,我们都被圣灵充满了。不管这个人是这个或是那个,他是不是个长老会信徒、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那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他被圣灵充满了,他里面就有了复活的生命。阿们!是的。呐,在五旬节那天……
74

在《路加福音》24章49节,耶稣告诉他们说:“看哪,我赐下一个应许。”不是“我也许会做的。我要看看我对此能做什么。”“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但你们要上到耶路撒冷城里去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了能力。”

呐,如果他们一直等,哦,六天过去了,他们说:“我们还在等什么呢?我相信我们可以凭信心接受了。你们不这样认为吗?”那会怎么样呢?
到了第九天,如果雅各说:“西门,到这里来一下,你知道,那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瞧?你知道我相信这是什么吗?我相信主不想让我们在这里等候了。我相信我们已经得到了。你不这样认为吗?让我们继续我们的工作。让我们继续我们的传道事工吧,”那会怎么样呢?哦,事情就永远不会发生了。
75

为什么?他们知道先知曾说过。现在听着。先知说:“律上加律,例上加例,命上加命;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我要藉结巴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头对这百姓说话。这就是安息,安息日。”他们知道当圣灵来到时,必定有事情发生。

“在末日,我要把我的灵倾倒出来。”《约珥书》2章28节,“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到那日,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侍女。在天上我要显出迹象,在地上我要显出神迹,有火,有血,有烟雾。”
76

他们知道,圣灵来到时,必定伴随着一些经历。他们不是在接受无定的声音。但当他们感觉到有些东西在运行,看到圣经的迹象也伴随着时,他们就没有不确定了。他们就跑到了外面的街上。对不起。哦,他们很确定那就是圣灵。

你知道他们有多确定吗?甚至连彼得,这个没有学问的小民,都跳到了一个树桩或说是一个箱子的什么东西上,说:“你们犹太人哪。”挺着胸膛就像一只好斗的公鸡。他说:“你们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不久前,我还怕你们;但现在我不怕了。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但这个就是那个!”“我们希望这个就是那个;我们相信这个就是那个”吗?他说:“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那个!”哈利路亚!对此没有任何的不确定。“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那个。”哦!
77

在《马可福音》16章,耶稣吩咐他的教会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这些神迹也许应该;它们偶尔也许会”吗?“它们必随着那些相信的人。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可以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他们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至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不是“也许”。“它们必。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78

弟兄姐妹,让我说说这点作为一个总结,就几分钟。我相信。我相信,所有其它的东西,任何与此相违背的东西都是不对的。我相信,任何与此为敌的东西都会失败。我相信,我不管有多少的共产主义,或者有多少的这个主义,那个主义,教会主义,天主教主义,和所有其他的,美国主义和其他的一切,都必失败。

但这道必存到永恒,因为这是道。在它成为道之前,它必须先是一个思想。道是思想被表达出来。在永恒中,这个进入了神的思想。他表达了他的思想。这就成了道,这道必须要被彰显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当神说到弥赛亚时,就必须有一位弥赛亚来到。神说在末日必有一个教会,毫无皱纹和瑕疵,必有一个教会出现在那里。哈利路亚!神说过了。我就接受他的道,我相信它。
79

我相信,他应许说圣灵要临到每一个相信的信徒。我相信,在五旬节那天,当时彼得传讲了那篇著名的讲道,告诉他们都要悔改并受洗,那些迹象就必出现,还有:“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我相信这是真理;要站稳在上面。我看到它彰显了出来。

我知道我正在为之争战,我知道我要竭尽所能地迈步向前。在我能迈步之前,我必须砍断一切缠绕的荆棘等等,把它从路上清除掉。每一次你迈步时,你就是在向前进。阿们!只要拿起刀来把它砍掉。
80

你们很多人都记得保罗·雷德,一个非常宝贵的朋友。那时我还是个年轻的传道人,一个孩子。我经常上到福特维恩雷德加会堂去听他讲道。他真是个大块头!他走到最后面,往上提提裤子,举起手,像一头熊一样吼叫,我以为他会从讲台上跳过去。他从《创世记》开始一个主题,然后一直讲到《启示录》结束,来回地讲。保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81

一天,他谈到说:“我过去是俄勒冈州的一个伐木工人,”他是从那里来的。他说:“一天,你知道,”他说:“我才刚到事工场上,去到了某个地方。”我现在忘了是在哪里。他正在做宣教工作。

他相信神,相信神的医治。保罗说,在今天属世教会所站的立场上,他说:“要是我能把我恩典的信息卖给火热的五旬节派,而不是做我为你们这些人正在做的事,让我自己陷入了困境,我到了一个地步,欠下数千美元的债务,我苦闷到患上了癌症,现在就要死掉了;如果我把我恩典的信息卖给火热的五旬节派,神会为此而大大祝福我的。”是的。
82

他说他去到丛林中,他得了黑尿热或什么的。很糟糕,他到了丛林的深处,他是个坚定相信神医治的信徒。他说他病得越来越重。他祷告又祷告。有一些宣教士说他们要坐船去找一个医生来,哦,去找一个医生来要花他们好几天的时间。他说:“不要那样做。顺其自然吧!”他说:“如果神不医治我,那我就回天家。”

他说他妻子跟他一起呆在房间里。屋子里越来越黑。他说他叫他妻子,“亲爱的,抓住我的手。只要不断地为我祷告。现在变得越来越黑。我相信阴影正在笼罩我。抓住我的手祷告,我要走了。”他自己预备好要去见神了。
83

他有点陷入了精神恍惚之中。他说他梦见他又回到了俄勒冈州,是个年轻人,正在砍树。他说营地的老板说:“保罗,上到山的某一边,去砍一棵某某尺寸的树。”

他说他迈着年轻的步伐跑上了山,砍倒了那棵树,把它修理干净,并把斧头砍在上面。他说那棵松树是多么的软,他那把锋利的两刃大斧子很容易砍进去。他说他抱住大树,想:“哦,我要把它扛下山去。”
他是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他说:“我曾经训练过如何把双膝并在一起,用人体最强壮的部分就是后背扛树。”他的肌肉是在他后背上和肩膀上,还有大腿后面。他说:“我要背起一大块原木,”把木头放在肩膀上,走开。他说:“那只是一根普通的木头。”又说:“我就是……”[原注:伯兰罕弟兄碰到了麦克风。]对不起。他说:“可我就是无法搬动那块木头。”对不起。
他说:“我就是无法挪动那块木头。”他说:“我使劲了再使劲,想要把它扛起来,但我就是做不到。”他说:“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说:“我就是无法把它搬动。最后,我实在是精疲力竭了,就靠着树坐下,开始擦汗。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他说:“过了一会,我听到了我老板的声音。那是我所听过的最甜美的声音。当我转过身来,那声音对我说:’保罗。’我说:’是的,老板,什么事?’他说:’你在它上面费那么大力气干什么?’他说:’哦,你让我把树运到下面的营地去,我在它上面耗尽了力气。老板,我就是无法做到。’那声音说:’保罗,你没有看到那条小河从那里流过吗?’他说:’看到了。”那条河正好流向营地。你为什么不把它丢进河中,跳到它上面,骑着它下到营地去呢?’他说:’我从未这样想过。’”
于是他就把树滚进了河流中,跳到它上面,说:“哦,天哪!”他开始拍打水花,声嘶力竭地大喊,他越过涟漪,沿着河流下行,他骑在那根木头上,往下漂,大喊着:“我骑在它上面了!骑在它上面了!”
84

他说,接着他醒过来了,他站在地板的中央,他的妻子跟他一起大喊。他喊着:“我骑在上面了!我骑在上面了!我骑在上面了!”弟兄们!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 这是圣经所预言的迹象; 外邦的日子可数,终日恐惧痛苦。 “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
这个从神的道而来的信息是真理。或生或死,我都骑在它上面了。我不……我不会因它而争吵。我不想为此而争吵。我只是接受它,我正骑在它上面。任凭批评者兴起。我要越过每一个浅滩。有一天,我要骑在这神的道上,去到营中。阿们!我肯定会到达那里的。
让我们祷告。
85

你为什么还担负着你罪的重担呢?你为什么还在你所处的境况中,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从一个教会跑到另一个教会,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呢?今晚,你为什么不把它投进河里,坐在十字架上,骑在这道上呢?今晚你为什么不接受神的应许,从混乱中骑出来,一直去到那广阔的蓝天呢?不要跟它争执;不要为它担心;只要相信它,接受它。这是一个不能被震动的国。骑在它上面。

86

今晚如果你病了,就拿起神的应许,“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一切疾病的。”

“伯兰罕弟兄,我如何能得痊愈呢?医生说我有心脏病,有癌症,我有这个、那个或别的什么。我是个聋哑人。我是个瞎子。”那有什么区别呢?只要接受神的应许并骑在上面。
让我们取一根大木棍,把它钉在这里,在它顶端写上:“今晚已经做了信心的祷告。我要骑在它上面。圣经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我骑在它上面了,我相信它。”
87

如果你做错了,如果今晚你很任性,“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自己罪过的,必蒙怜恤。”为什么不承认呢?

“哦,伯兰罕弟兄,我必须做什么呢?”
承认,然后骑在它上面。神这样说了。它必把你从罪中带出来。
今晚这里有谁还没有为了自己灵魂的救恩,将他们真实的信任放在神身上,在我们结束的时候,你想要在祷告中被纪念吗?你愿意举起手来,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想要放下我的忧虑。”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我想要放下……”神祝福你,夫人。“我想要放下我的忧虑。”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在后面的你,先生。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好的。很好。神祝福你。我想要把我的忧虑卸给他,现在就骑在他的应许上。我相信神所应许的,’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88

“不是我感觉如何,’昨晚我接受了代祷,伯兰罕弟兄;我没觉得有什么好转。’”那跟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是骑在我的感觉上。我是骑在神的道上,这是他的应许。

“伯兰罕弟兄,我去到祭坛有四五次了,想要领受圣灵。可我从未得到过。”
那说明不了任何事。只要持守在那根木头上,它必把你直接带到营地,去到长子的营中,去到圣徒的营中。你必到达那里。只要骑在你的木头上,全力地喊叫、呐喊,赞美神。就要这么做。
当我们低头时,你是否真正想要骑在上面?那个在你心里跳动的小小的东西,你想要上来这里,在祭坛前面站立一会吗?让我们祷告并按手在你们身上。我们会很高兴你们上来的。
89

今晚,让我们接受那个在你心里的小东西,它说:“你知道,你错了。现在举起手来。”好的。

你踏在木头上,就是神应许的木头;那棵树,就是被砍下来的十字架。现在抱住这个十字架,走上来,说:“现在我要骑在它上面。现在我要相信它。我要接受它。我相信它,我永远不会改变。我要持守住这道,直到那个应许得到了确认。在那个应许被确认之后,我要再抓住另外一个,跳到另一个应许上,开始骑在它上面。”瞧?
逐字逐句地,一步步地,你必得到神所应许给你的一切。对于骑在它上面的人来说,“凡事都可能。”骑在神的应许上,因为它一定会把你带到营地去;它必把你带到神的同在中。
在我们低头的时候,你愿意上来吗?我要任何一个想要站在祭坛这里来的人,接受一下祷告。
“我骑在它上面了,主啊。我相信它,主。我所有的怀疑都被埋葬在泉源中了。主啊,我来了。我相信它。今晚我要踏在这道上,我要全心地相信它;我要照着你的话来接受你。”
90

一位宝贵的妇人站在祭坛这里,向神表明她关心这事。你们不愿上来吗,你们低着头,举起手的人们,想要在祷告中被纪念吗?你们愿意走上来吗?神祝福你。只要走上来。这就对了。上来站在这里,说:“我要骑在它上面。神啊,你作出了应许,有东西在敲击着我的心,我现在来骑在它上面。我要呆在它上面,直到它把我带到营地。我正在走向至高者的圣徒们的营地。”神祝福你。很好。你们想要骑在它上面的,现在上来吧。你是怎样就怎样,“像我这样,无善可陈。”

记住。你说:“那是一棵树吗?”是的。那是一棵曾经被砍倒的树,它被重新立在了各各他。今晚只要跳到那棵树上,那里有神的应许;神的道挂在那棵树上。
91

我正骑在它上面。我全心地相信它。我要过来跟我的弟兄们握握手。

愿神为着你们勇敢的立场而祝福你们。当我们祷告时,我想要你们呆在这里,就一会。神祝福你,我的弟兄。我宝贵的姐妹,神祝福你。主耶稣……神祝福你,我的弟兄。神祝福你,姐妹。“引领我。”引领你去到河那边。
记住,作为基督的一个仆人,我要为所传讲的这道负责。我对我的见证负责。今晚我站在这里……
92

一个五十五岁的人,哦,是五十三岁,到四月份就五十四了,站在这里,我知道,最近的这个异象也许意味着我在地上只有这最后几天了。也许过些日子我就会离开你们。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自己听这录音,自己做决定吧。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站在这里,有些相信这也许是我在凤凰城这里所传讲的最后信息,既知道我的目的地就在那边,而我要按照我所讲的话受审,难道我还会说一些错误的东西吗?

我的弟兄姐妹们,让我对你们说说这点。你们参加过聚会,你们知道辨明人心等等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奉主的名所告诉你们的任何事情,有哪一件是没有成就的呢?我要问问任何人,没有,先生。在全世界,成千上万个异象中,从未有不成就的。今晚我告诉你们这真理,耶稣基督的血足够洗净每一个污点,它是: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现在你正站立在其中。
流自以马内利,
它是留在这地上的唯一可靠之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93

现在我要邀请这些传道人和弟兄们,你们是否愿意走到这里来,去到这些人当中。无论谁……是这样吗?你们叫传道人来跟你们一起祷告吗?所有在这里的传道人,愿意并想看到灵魂得救的,请上来站在这里,组成一个祷告群体,在这里我们可以使自己都连结在一起,脱离一切别的事,将我们自己分别开来。今晚,这些男人女人要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为他们的目的地封上印,他们要照着神的道来接受他,骑在他的道上,进入他的同在中,说:“主啊,我在这里。除了我自己,我没有什么可以献上的,请接纳我。”你愿意来跟他们一起站立吗?你是否愿意呢?谁想要上来,请过来站在这里。神祝福你们,我的弟兄。这太好了。我喜欢看到关心灵魂的英勇的男人们。我的弟兄们,我想这很好。就站在这周围,很好,围着站立。让我们现在……

请司琴上来给我们伴奏一下,让我们怀着甜美,清醒,敬虔来唱这首赞美诗。
94

我们不是在就近某样虚构的东西;我们不是在就近某样只是假装相信的东西。我们是在进到神的面前,无所不能的耶和华神,他应许过,“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就像你跟你的朋友谈话那样去与他交通,说:“主啊,对不起。我犯了罪。”我们来唱。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现在要真正地渺小。你什么也不是;我们都什么也不是。在这所房子里各处的人,现在要全心地、真诚地将你的心和头俯伏。
95

我们的天父,我知道你的道是那样的真实,它们不能废去;它们是神的道,它们就是神。你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这些在悔悟中的男人和女人,知道他们是不对的,他们就走到前面来,今晚,主啊,他们承认他们是错的,知道他们被某种内在的情感所拉动,邀请他们来就近这泉源。他们站在这里,将自己的头和心俯伏,来白白地喝这生命的水,就是神所应许的水。父啊,接受他们进入你的国度。他们是你的。

你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这表明了是神把这些人赐给了基督,作为爱的礼物。他们就站在这里,主啊。“没有人能把他们从我手中夺走。”神啊,今晚我祈求你握紧他们,当他们站在这里,来到这祭坛时,请赐给他们圣灵的洗。
现在,愿基督的大能完全浸透他们的生命!他们作出了承认。他们来到了台前。你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也必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认他。”我们知道这工已经做成了。
现在,主啊,让他们受印进入圣灵所应许的国度。主啊,求你应允。将你的圣灵倾倒在他们身上,用永生神的圣灵来充满他们,使他们在毕生的日子里都成为神国活的见证。
96

现在,请会众们起立。现在每个人都祷告。我们要祷告那些……

呐,你们今晚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觉得在你心中有罪的,现在除了相信,你什么也做不了。你藉着信心接受这个。这就是你当接受的信心。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到我这里来的人,”他都必接受。神不可能做别的,因为他应许过了。瞧?现在不要安息在某种感觉上。要安息在他的道上。瞧?道是这样说的。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时)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圣灵是一个被充满并领受能力来服侍的经历。但承认和接受基督指的是要拥有信心并作出你的承认,并且因着神已经赦免了你的罪而感到自由。
97

在神道的根基上,神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瞧?呐,是神先吸引你。“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瞧?瞧?你已经接受了它。你所做的唯一的事……

他,他为你死了。一千九百年前,你的罪就已经被赦免了。现在你只是来接受耶稣为你所做成的事。瞧?你相信他是为了你的罪而死吗?你愿意接受他作你的挽回祭吗?换句话说,你接受他,因着他担当了你的罪。
你愿意为他担当了你的罪而高兴并感谢他吗?你相信他做成了吗?那就举起手,说:“我相信他担当了我的罪,”阿们!“担当了我的罪。”好的。
98

呐,现在你成了圣灵洗的候选人。

如果你还没有接受基督徒的洗礼,这里的这些人会照看这事,让你接受基督徒的洗礼。
“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在他们受洗之前;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就降在了他们身上。”为什么?他们都在期待着。现在你也在期待着。现在你渴望某样东西来让你受印进入神的国,某些对你真实的事物。你想要……你们每个人不都想要领受圣灵吗?你们不想吗?你们肯定想的。那是持守着你的能力。瞧?
门徒聚集在楼上,奉主名祷告, 领受圣灵洗,服侍能力来到。
99

瞧?哦,那就是你们现在想要的。你们此时就可以拥有它。它现在就是你的。

呐,弟兄们,请走上来。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按手在这些弟兄们身上,祷告让他们能领受圣灵。走上来吧,弟兄们。请走到前面来。
现在,所有的会众,请举起手来,每一个人!
我们的天父,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你用圣灵的洗充满这里每一个人的心。
领受圣灵吧。站在这里等候神的同在和大能来浸透他们生命的人,领受圣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