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223 为道的缘故受辱

1

我对内维尔弟兄说:“今早你真的没有一点恩膏吗?”我下来是为病人祷告的。有些人星期天一大早就聚集在我们……我从那里得到的是,我只要他们到教会这里来;我一直认为在教会这里为病人祷告更好。我不知道,我喜欢教会,喜欢来到这个会众和人们祷告的地方。

后面有一个小女孩,最漂亮的小女孩,瞧,我想她现在就坐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如果她家人还没回家的话。哦,我现在看见了。那是个最漂亮的小家伙,但她病得很重。当时我们正在听,因为我们听见说方言和翻方言的信息发出来。我们就在听,我们认为我们明白了所说的关于一个小女孩的事。我们就等候,要看主是否赐下一个信息,在那里要说什么;但我想小女孩现在好了,她会痊愈的。
2

所以,还有一位失明的女士,我们正在为她祷告;外面救护车里有一个人,是一位传道人。我猜想这人体重还不到三十五或四十磅,真是非常非常的……所以,我就下来为他们祷告。

我之所以说话有点吞吞吐吐,是因为一些补牙的填料掉了,所以今早,气儿老是穿过我前面这颗牙,好像在吹哨一样。现在,他们告诉我,我得把那些磨掉,再把牙冠放上去。所以,人越来越老了,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事。那颗牙齿补过了填料,可能补了一半,当我开始讲话,你们能感觉得到,气有点往外漏,你知道我是指什么,气从嘴唇跑出来,你就有点口齿不清了。
3

我们确实是一群有特权的人,今早还活着,能够来到教会。在这个圣诞节的前夕,等候他们要举行的庆祝,希望我……今早这里有太多的孩子,所以我要保持安静,瞧?有时候,你知道,我们大人会讲一些孩子不该听到的事。

但我想,稍后教会有一些礼物要送给孩子们,我刚才在后面看到了。哦,你们要留到主日学结束后的,只要坚持住,瞧?因为我想他们后面有一些礼物要送给小家伙的,今早就分发出去。瞧,你们小家伙要记住,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要把这点讲清楚。这不是圣诞老人,因为那是一个故事,有一天你会知道根本没有那回事。但圣诞节是从耶稣基督来的,他是一切真理中的真理,是神的儿子。我们今早送给你们这件小礼物,是因为要让你知道,有一次,神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礼物(他的儿子)赐给了人类,而我们是用一种简陋的方式来表达它。我们拿不出任何东西来与之比较,但作为必死的人,我们这样互赠礼物。
4

呐,我要一直等到下个星期天,不管怎样,或许我会有一些东西要说。有件事已经在异象中向我们显明清楚了,我必须跟随它到底。它看起来有点让人不舒服,但我们绝不能认为神说的让人不舒服,因为他的担子是轻省的。

下个星期天,神若愿意,我们要在这里举行一场聚会,正好是新年除夕之前,如果主喜悦我们举行这场聚会的话。我们要有一场早上的聚会,为病人祷告,也许还有洗礼的事奉。那时我在想,向我们的朋友通知这点,他们就可以来了。这样,星期天早上和星期天晚上我们都有聚会,然后,人们若要留下来过新年,我们这一次就可以有守望聚会了。
5

新年之夜将有几位传道人在这里讲道,一直到半夜;我们邀请这几位传道人来讲。若主愿意,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有些东西在新年之夜要讲。

接着,下个星期天,我本想传讲一系列正在发生或已经发生的事:指出神是如何跟他的百姓来往的,在这个教会中把聚会带入高潮。
你们许多人想知道我们一直在处理的这件所得税案的情况,已经解决了。所以,我也想告诉你们那是怎么回事。我想,下个星期天我要再详细讲一遍,所以要等到下个星期天;今早,我想从这道中跟你们讲一点东西,瞧?下个星期天,若神愿意,我想要告诉你们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把主所说的每一件事讲给你们听;注意,它完完全全击中了要点,完全切中了要点,瞧?他没有讲一件错事。
6

但现在,今早我想要说一件事,我可能不会,不会在下星期天说,是有关昨天发生的事。今早我来得有点勉强,因为我真的有点被撕碎了,所以,我不太愿意这样,但既然在这里了,那么,我就要尽我所能了。

7

前天晚上,有几位伙伴,索斯曼弟兄和姐妹(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他是教会的一位理事,和他妻子),过来探访妻子和我。我们谈到了即将在凤凰城以及周围一带的聚会,如果是主的旨意的话。我猜想,我们一直谈到十点半左右,将近十一点的样子,我上了床。在晚上的某个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在这梦中,我看见有个人,应该是我父亲: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只是象征、比喻的说法:我父亲。我看见一个女的,样子不像我母亲;然而,她应该是我母亲。这个应该像是父亲的男人,是这女的丈夫,正在残酷地虐待她。这男的竟然拿一根大木头,像这样把她抓起来,用这根木头打她,她被打倒,倒了下去。过不久,她又爬起来,这男的绕着她走,又想准备打她;他又打了她。我站在远处观看着这事。

8

最后,我对这事真是受够了;我比这男的矮小得多,这人应该像是我父亲。所以,我走到他跟前,用手指着他的脸,我说:“不要再打她!”当我这样说,有件事开始发生。我的手臂开始搏动,我有了巨大、强壮的肌肉;我从未见过那样的肌肉。我抓住这男人的领口,说:“不要再打她。如果你再打,如果你再打她,你就得来跟我较量了。”这男的惧怕我,就放过了她。

我醒来了;瞧,在那里躺了一会儿,当然,那梦的讲解临到了。当然,那是指,这女的,从比喻上说是指教会,有点像是母亲。那父亲就是管辖她的宗派,控制教会的,就像丈夫管辖妻子一样。是这些宗派在击打那个教会,甚至不让她像那样站起来。每次她想要起来,或做某件事,那里面的人,宗派就把她打倒。那是指放一些信心的肌肉在这里,使我用手指着他说:“你来跟我较量,”你瞧?因为宗派里面有一些人是属神的,这是对的。
9

大约,我猜想,我们起床后大约两三个小时;我女儿(其中的一个),就是在后面的利百加,她在路易斯维尔的卫理公会医院工作。哦,是那种业余形式的护士培训,人们叫她们“棒棒糖护士”或类似的绰号[医院里的一种志愿工作者,因穿着红白相间好像棒棒糖一样颜色的裙子而得名]。她曾是……那天早上,他们打电话来叫她过去,就是这电话把我叫起来的。天还早,她和其他几个校友(她们一起在那里工作),要带她们去路易斯维尔,她们必须十点到达那里。妻子纳闷,为什么她进不了卧室,我把门锁了。

10

呐,我一生中发生了很多事,但还从来没有像那样的事。我魂游象外,我不明白这讲解。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像这样的事。但在我面前,似乎我意识到那是一个异象,我也在异象中。我正在跟我儿子约瑟讲话,那个时候他不在房间里。但不知怎地,就在异象临到我的时候,我正在跟约瑟讲话。

我抬头看,在我面前立着一个有点像金字塔形的东西,上面是一些小鸟,大约半英寸长。它们落在枝子的顶端,可以说,它们有三、四只,另一个枝子上可能有八只或十只,底下可能有十五或二十只。它们是小勇士,因为它们的羽毛被打落了;看起来它们好像要对我说话,说点什么。
11

当时,我在西部,似乎是在亚利桑那的图森一带。鸟儿望着东方,我仔细地听,想要说……看起来它们好像要告诉我什么,它们的小羽毛全都被打落了,等等。它们浑身都是争战的伤痕。

忽然间,一只鸟开始取代其它的鸟,像那样跳着,这些小鸟,飞快地离开,往东飞去。当它们飞去时,从那里飞来了一只较大的鸟,更像是鸽子,翅膀尖锐;一群快速地飞来,比那些往东飞的小鸟更快。
12

但我仍然在我的……这两类意识合在一起,我知道我正站在这里,我也知道我在别的地方,瞧?我想:“呐,这是异象,我必须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还没等第二群鸟飞过来,我往西看;它的形状仿佛金字塔形,好像每边各有两个,顶部一个,我一生中所见过的五位最有大能的天使过来了。这么惊人的速度我从未见过,它们的头向后,还有尖锐的翅膀,快速地飞行。

全能神的大能以这样的方式临到我,甚至将我从地上直直地提起来,离开地面一直向上。我仍然能听见约瑟在说话,听起来好像冲破音障的声音,巨大的轰隆声朝着南面传到了远处。
当我被提上去,几位天使以如此惊人的速度飞行。现在,我好像都能看到他们,瞧?因为他们以那样的形状过来,席卷而过,进入我里面。呐,现在不是在做梦,不,我在那里完全是醒着的,像我现在一样,瞧?
13

他们过来了,他们的速度快得惊人,甚至我以为当它提起来时……我听见那个爆炸,或好像一个大爆炸发出,好像一个音障;当它发出时,我想:“瞧,这一定是指我要死在某种爆炸中,”瞧?我在思想那些事时,我想:“不,不会是那样的,因为如果那是一场大爆炸,它也会炸到约瑟的,因为他仍在那里讲话,以为我还在那里。我能听见他,不是指那个。”

这一切仍然是在异象中,这不是……看,它在异象中。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在……他们已经在我周围,我看不见他们,但我被带进金字塔形的这群天使中,在这群里面有五个天使。我想:“呐,灭命的天使是一个,五个是恩典。”我正那样想,我想:“哦,它是带来我信息的,那是我的第二个高潮。他们从主那里来,带给我信息。”我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大声地喊着:“哦,耶稣啊,你要我做什么呢?”当我喊叫时,它就离开我去了。
14

从那以后,我……我的感觉就一直不好,瞧?昨天一整天,我不得不呆在家里,简直觉得失魂落魄,头脑无法清晰起来,主的荣耀和大能……当它离开我,我全身都麻木了,我试图搓着手,我想:“我都呼吸不了了。”我在地上走来走去,来来回回,我想:“这是什么意思?主啊,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我停下来,我说:“主神啊,你仆人是……我真不明白为什么,那是什么呢?主啊,求你使我知道。”
15

瞧,当我说“主的大能”时,我无法告诉你那是什么,没有办法解释那个。它不是你在这里的祝福中所感受到的,那是主的祝福,而这个是神圣的……哦,它超越了一个必死之人所能想象的任何东西,瞧?

它让我非常的困扰,它没有……它不是一种福分,它是一种困扰;你感到忧愁,瞧?如果它是……巴不得你能……巴不得我能找到法子,告诉人们那是什么,或那是什么样的感受。它跟坐在这里想得到喜乐不一样,它是一种东西,使你身上的每条神经……它远不是惧怕,远不是恐惧;它是一种圣洁的敬畏,没法解释它。甚至我整个后背,我的脊椎从上到下,一直到手指,从上到下,到脚和脚趾头,我整个人都麻木了。看,就像你离开了世界去到了什么地方,它逐渐离开了我。我就对主说:“哦,神啊,惟愿你让我知道。”
我猜想,跟这种震撼的感觉最接近的一次,只有在瑞士的苏黎士,那一次主显给我看,德国的鹰注视着英国的那个骑者走遍非洲。他说:“世人
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
16

我大声呼求主帮助我,我要他给我讲解那个,因为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指……是不是指我要离世,或我会被杀。如果是,我就不打算对家人说这件事。如果是我回天家的时候,我就回去,那也就算了。但如果是那个意思,我就不告诉家人,不要他们知道这件事;随它去,那也就算了。

我说:“主啊,帮助我;我不想告诉家人,如果你……如果这是我被召回家,那么,我就去,”你瞧?我说,你知道,你说:“为什么你不想一下你在异象里说的,这异象所说的?”但当时,你还无法想到那样的事,总之我想不到。
17

我在想,我只是很忧愁,难受。你不知道怎么去思想,你无法思想。我说:“天父,如果那是指一场爆炸要把我取去,那么,现在就让我知道,这样我就不说这件事了。让你的荣耀和大能再次临到我,再次把我提起来,或让你的荣耀临到我,那我就知道它是指,是指那个意思;这样,我自己知道就行了。”什么也没发生。接着,我就说:“那么,主啊,如果它是指你要差遣你的使者们把使命告诉我,那就愿你的大能再次临到。”我感觉简直都要被提出房间去了。

所以,我清醒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圣经,瞧?我求神帮助我,当我求的时候,他指给我看经文中正好有谈到这点的,就在那里。我想:“真的可能是那个吗?我要怎么做呢?”哦,我无法解释这些事,朋友。它超越了我所知道的任何事,瞧?
18

我妻子是个非常特别的女人,是世上最好的人之一。但有一段时间,我没有提起这件事,我还是跟平常一样。她知道有件事发生了;所以,我告诉她时,她说:“你知道,比尔,在这许多事上,我看见你,听了你。你知道我全心相信你,”她说,她说:“但这个确实是不一样。”

那个爆炸,似乎震动了我;还有那些天使那样飞速的到来,他们五个一起形成一群,有点像……像我在这里画的那个金字塔,它看起来像是……首先,它看上去好像有点……远处看上去有点像群鸽的色彩。他们从这个方向过来,看上去好像一、二、三、四个,然后,一个在顶部,组成五个。他们以那样的速度来到;没有任何东西,喷气飞机,或其它东西能与那速度相比。
19

我只能看见他们的头有点转向旁边,那些翅膀尖朝后,全身披挂军装,就这样来了。“嗖……”[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吹口哨的声音,在做描述。]像那样,直接降下来,把我带进金字塔形的那群天使里。我看见我离开了地面,我想可能……我听见远处的那个轰隆声。“嗡……嗡,”好像飞机穿过音障发出的声音。你们听过它那样发生了,好像远处的轰隆声。

我想:“这可能是指,当这个异象离开我后,我可能会被这个爆炸或什么杀死。”我想:“我在这里,我被提上去了。看,他们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我在天使们形成的这个金字塔里,但我不知道;也许是主来接我回天家。”
接着,我听见约瑟在那下面说:“爸爸?”
我想:“不,如果是那样,也会把他取去的。”
接着,有东西说:“你……”记住,我正在等候,留意一个信息,它是我一直在盼望的东西。
20

那天,在异象中,你知道,就是不久前我看到的那个异象,告诉我要发生什么事,我怎样从太阳传讲到这地方,后来,他说:“现在,记住,第二个高潮就要来了。”

我想:“将有一个信息,”你们记得我这个信息吗?那块压顶石被打开,在那里,那七个声音和七印甚至没有写在神的道中,记得吗?它带我进了那个金字塔。朱尼·杰克逊(如果你在这里),不久前你给我讲的那个梦,今早我还不想讲,你太……神太完美了。请原谅,我没有给你那讲解,因为我看见有件事在运行。
J.T.的梦,也是一样,瞧?我知道那个。柯林斯姐妹的,也完全一样,瞧?那六个梦都直接指向同样的事,接着,是我几年前告诉你们大家的那个异象,那天它发生了,瞧?会发生的。这一切事都摆在那里,都摆出来了。某件事正在运行,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愿神帮助我,这是我的祷告。让我们祷告。
21

天父,我们……我们只是必死的人;今早我们站在这里。主啊,你差遣我带领这一小群和这个教会,我处在尽头了;我不知道哪条路、是什么,从哪里,将要临到;但我知道这一件事:因为你说,你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你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你旨意被召的人[罗8:28]。

神啊,我祈求你,愿你伟大、怜悯的手按在我们身上;我们实在知道你是神。我们知道你不仅是活在过去时代的神,你今天仍然活着。你过去一直是神,你将来也一直是神。在未有时间以前,你是神,当不再有时间了,你还是神;你仍将是神。我们也在你的手中,主啊。我们只是陶土,你是铸造者,是窑匠。主啊,用那种方式来铸造我们的生命,使你得到最好的服事,来荣耀你。求你应允,父啊。我们在你的手中。
22

我们没有办法带自己来这里,我们也不知道要如何走出去。但主啊,你赐给我们生命,你已经……我们已经把自己的生命交还给你,这样,你就赐给我们永生作为交换。我们的信心吹一口气,将那个吹入我们的生命里。我们为此而爱你,因为我们知道,有一天我们必见你,你要在你的荣耀中,我们也要仰望他;我们渴望听见这些话:“做得好,我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入那从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主的快乐里。”

在那个时候之前,哦,神啊,当我们相聚一起时,请引导我们。我们是你的仆人,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罪。
主啊,这些大能的异象非你的仆人所能承受,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只知道他们来了。我只能说我看见的,和异象中所说的。有时候它使我惧怕,主啊;我不知道要做什么。然后,我拿起圣经,在那里读到,那天以赛亚在殿里看见那些天使用翅膀遮脚,他该有何等的感受啊。难怪他喊道:“祸哉!因为我眼见耶和华的荣耀。”当时先知大声喊叫,之前他在殿里得了洁净;当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不洁的民中,天使就拿火剪,取了一块火炭,沾在他的嘴唇上;即使他是个先知。天使拿火剪,把火炭沾在他嘴唇上,洁净他,说:“现在去,发预言吧!”
23

主神啊!以赛亚大喊道:“我在这里,主,请差遣我。”因为主说:“谁肯为我们去呢?”为了那个邪恶淫乱的世代。

哦,神啊,让它再重复一次;哦,主啊,让它再来一次;差遣圣灵带着洁净的火来,因为我承认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和不洁的民住在这地上。主啊,我们在你眼里是不洁净的,但是,哦,差遣洁净的能力—圣灵来。哦,主啊,洁净我们;主啊,洁净你的仆人;然后,主啊,请说话!你的仆人正在聆听;我渴望听见那个声音,我是你的。主啊,使用我,照着你看为合适的,这时我把自己放在你的祭坛上;让圣灵来洁净我,主啊,恩膏我,差遣我,主啊;如果你要差人出去,如果就是这个时刻,现在就是这个时刻了。
我不知道,主啊;我只知道我看见了那些天使。你知道那些事绝对是事实;我祈求,主啊,我有祸了,请帮助我。
24

现在,祝福这些会众,就在庆祝我们主诞生的前夕,我们今天来到这里。我们祈求你今早帮助我们,还有你的仆人,我们的内维尔弟兄,他觉得这可能是他应该休息一下的时候了,可能该我传讲了。我祈求你现在帮助我。主啊,这里有那些……我们所有的人都需要你,所以我们现在祈求你祝福我们,这时我们来读你的道,默想一会儿。主啊,让你的灵降在我们身上;洁净我们,使我们火热,用圣灵和刚从祭坛上来的神的信息,在伟大永恒的神来临之前,震动一个垂死的世界。我们这样祈求,是奉他爱子、我们救主耶稣的名,阿们!

25

呐,希望把你们的注意力转到这里的一些经文上和我简要记下来的一些笔记上。我相信,道格或比利,或他们谁告诉我,考虑到孩子们,他们想要早点结束。他们有一些礼物要给孩子。

你们小家伙刚刚从主日学出来,你们只要再逗留一会儿。我们在这里说的对你可能有一点深奥,但你只要跟爸爸妈妈安静坐一会儿,我想跟他们讲。
26

呐,在《诗篇》,《诗篇》89篇,我想从《诗篇》89篇中读一、两节。我想要读《诗篇》89篇的50、51和52节。

呐,你们后面的都能听得见吗?如果听得见,请举手,因为我……哪个是……所有这些麦克风都会响吗?这个更好吗?是这个吗?这个?这个呢?在这里,这边的这两个,好的。[原注:伯兰罕弟兄调整麦克风。]
呐,我不知道他们要不要录制这个信息。今早这事有点出乎意料;但现在别忘了,让你们所有的朋友……我希望你们务必来参加下个星期天的聚会,瞧?我想,他们很快就会让这里的教堂完工,到时我会回来这教堂,传讲圣经里的那七个印,如果这是神的旨意。
27

在《诗篇》89篇,从50节读起;现在请注意听所读的这道。

50主啊,求你记念仆人们所受的羞辱,记念我怎样将一切强盛民的羞辱存在我怀里。51耶和华啊,你的仇敌用这羞辱,羞辱了你的仆人,羞辱了你受膏者的脚踪。52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阿们!
我想对你们讲一会儿,我要你们先把它记下来,好好地反复读几遍。或许现在可以再读一遍,现在请注意听,瞧?
50主啊,求你记念仆人们所受的羞辱,记念我怎样将一切强盛民的羞辱存在我怀里。51耶和华啊,你的仇敌用这羞辱,羞辱了你的仆人,羞辱了你受膏者的脚踪。52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阿们!
28

要仔细查考一下大卫所说的。我想用一个主题……这又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圣诞节主题,上个星期天我也传讲了一个奇怪的主题(我现在忘了是什么)。它是……再说一遍?四分五裂,“世界四分五裂。”呐,这个星期天我要用一个主题,“为道的缘故受辱。”呐,让我再清楚地重复一遍:“为道的缘故受辱。”

29

神有定时和定时的理由,为了应验他所有的工。神绝对知道他要做什么,我们不知道。神赐给我们什么,我们就必须接受什么。但他知道他计划要做的事,没有会出差错的,一切都必须实现。有时候,必须要有一些艰难困苦的事,只是为了显出事物的真实本性。

你知道,雨是在划过天空的闪电和轰鸣的雷声中诞生的。如果没有雨,我们就活不了。但你看到需要什么带来雨吗?雷鸣、电闪、闪光、怒吼;雨是从那里出来了。
一粒种子,必须死去、腐烂、烂掉、发臭,回到地上的尘土里,以便产生新的生命。
黄金需要锤打,翻来复去,前前后后,一直锤打,直到所有的渣滓都被除掉。不是因为它发光,因为黄铁矿,也就是人们说的“傻子的黄金”,也会像真金一样发光;但你把两个放在一起,你把它们各摆在一边,几乎区分不出来;但你把它们放在一起,就能区分了。打金子的人要一直敲打,直到他看见自己的形象反射在金子里。
30

神对他所做的一切事,都有定时,都有旨意。对那些爱主的人,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没有一件事是偶然发生的。看,我们是被预定的;万事都正确地为此而效力;因为神不能说谎,他只要说了就必成就,万事都有定时和定期,都有它的方式;神在每一个举动的后面。有时候,你认为什么事都不对劲,那是我们的看法。那些事放在我们身上,如试炼和疑虑;是在试验,要看我们对一个行为怎么反应。

31

不久前,在北部的佛蒙特州,弗雷德弟兄和我穿过了尚普兰湖,到了纽约州那边。我们到了纽约州那边,我爬上了一座山,上了飓风山,过去我常在那里打猎。在那里,我记得当时我迷路了,神是怎么藉着圣灵独自引导我穿过暴风雪,把我带回去。我本来会死的、灭亡的,我妻子和比利在几英里外的小营地里也会死的。后来我转回来了。

那时是早春,只有一点点雪,我们跋涉过去,要到营地去。我站在那里,正跟弗雷德弟兄说话,圣灵说:“你自己出去。”我就走出来,进到了树丛里的一个小地方,神对我说:“人给你设了一个陷阱,现在要小心。”但他没有告诉我是怎样或是什么。
32

我回来后,告诉弗雷德弟兄,那天晚上到了教会,就在大礼堂对会众宣告了这事;第二天晚上事情就发生了。当时我站在那里,他告诉我会有一些嘲笑者。他说:“这在你手里了,处置他们!不管你说什么,立刻就会发生。”

就是这样。因为有人不敬畏神,不敬虔,在会中取笑、讥诮;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年轻女子。在我竭力传讲时,他想要在会堂里跟她搞那种粗俗的爱,每个人都在看。他将那女的头拉到后面,爬到她的大腿上,让她的头向后仰,想要吻她,聚会时,不停地那样做,要引人注意。
圣灵说:“现在,他们在你手里,你要怎么处置他们呢?”一片肃静,大家都静悄悄地坐着。我想:“哦,神啊,我该怎么做呢?”
于是,我想起这事发生在两天前圣灵的警告里。我说:“我赦免你们。”
呐,这正是他要我说的。看,因为,毕竟我也曾犯了罪,可能不是那样的罪,但我是有罪的;犯了最小的一条就是犯了众条。所以,我说:“我赦免你们。”现在,这里坐着当时在场的见证人。后来,圣灵就降了下来。
33

呐,你看,我相信所有这些事都有一个意义。你要用这能力干什么呢?你要怎样……看,对一个行为的反应,某件事作为一种行为来到,那么,你对那个行为作何反应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要做什么呢?或许这一切事都在效力,使我们达到现在的地步。我不知道,我就是无法说。

但在某些方面,一直都是……记住,为道受辱……道一直都承受了羞辱;历世历代,神受膏的道总是被羞辱,那就是为什么让那些不明白的人知道如何去接受那个羞辱这么难。
34

你还记得吗?门徒欢欢喜喜地回来,因为他们看出自己算是配为这名受辱。他说:“凡立志在基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3:12]为道受辱。

当试炼临到你的时候,你总要忍受这种羞辱,以便看看你的反应是什么。每个到基督面前的人必须先受训练孩子的那种训练,因为这是神给你定下的旨意。记住,只要你能保持安静;记住,如果他为此而呼召你,就没有什么能阻止它不发生。魔鬼再多的折磨,也只会使神的道得以彰显。你是为了一个目的而出生的,没有人能取代你的位置。可能有一些模仿者和别的什么,但他们永远取代不了你的位置,没错。神的道必定得胜,它不可能失败。
这就是每个基督徒应当站稳的地方,既知道……试炼会出现,似乎从四面八方扑向你。但记住,神有一个旨意,这一切都会正确运行。
35

呐,让我们回想几件神的道得以应验的事例,以及那些在他们的时代持守这道的人。

不久前,我在灵里觉得有人在批评(可能是在听磁带的地方),说我在讲道中总是回到过去挑出一些圣经人物来做参考。瞧,我那样做是为了一个目的;圣经说这些事记下来,叫我们能看到他们。那是唯一的方式,我没有受过教育,我能做的唯一方式就是参考过去的,说:“你看这个站在那里,藉着它发生了什么;这件事发生在哪里,”瞧?然后,你就把自己放进那里。
36

就像不久前,我讲到船上的那个小男孩;你知道,老船长快死了,他病了。他问甲板上是不是有圣经,他们找来一个有圣经的小男孩,他就来,读了《以赛亚书》53:5:“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他说:“我要告诉你,船长,我妈妈过去是怎么读的。”说:“她是这样写的:他为威利·普鲁伊特的罪孽受害;他为威利·普鲁伊特受刑罚,他遭受这一切都是为了威利·普鲁伊特。”(这是那孩子的名。)

老船长说:“我喜欢那样,你能把我的名字读进去吗?”
他说:“我试试;”他说:“他为约翰·寇茨的过犯受害;他为约翰·寇茨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鞭伤约翰·寇茨得了医治。”
他说:“我明白了。”主就医治了他。
看,把你的名字读进去。他为威廉·伯兰罕的过犯受害;他为威廉·伯兰罕的罪孽压伤,他为我那样做,他为你那样做。把你的名字读进去。
37

哦,我就是喜欢这样把经文带给我的会众,就是主为那顺从他的人所做的事;主对那忠实于这事业的人所做的事;以及他对那不忠实于这事业的人所做的事,然后把你的名字读进去。如果你从前在那里,你会选择哪个立场?记住,今天,你也有特权选择同样的立场。

38

当时的挪亚,为神对他所讲的道受辱;对挪亚,那是一个羞辱。挪亚生活在一个科学的时代,当时所拥有的科学成就,使他们能制造出东西,远超过我们今天所能制造的。他们更聪明,更精明;他们的科学远比我们的先进。请记住,挪亚必须为这道忍受羞辱,这道他在讥诮者面前传讲了一百二十年。他们伟大的科学方法向他们证明天空中没有雨。然而,挪亚已经听见了主的道,这道跟他们对它的观念相反。所以,在他的生命能得救之前,他必须站稳在这些羞辱他的讥诮者面前,忍受羞辱。

39

哦,毫无疑问,他们一定为这个可怜的老传道人感到难过。他们没有把他赶走或什么的,因为那个时代可能没有很多那一类的房子。他不会伤害人,他不想伤害任何人,所以他们就由他去了。“只管去吧,你这个老狂热分子,在那里的山腰上,在那根本没有水的地方造一只船吧。哦,这可怜的老头。”但他们会问:“挪亚,你要从哪里得到水,把你的船漂起来呢?”

“水要从天空中降下来。”
“荒唐,我们可以用雷达发射到月亮和星星上,”或不管他们有什么。“那上面根本没有雨。”
但他说:“神说,他要把一些雨放在那上面。”
“他要怎么做呢?”
“那是他的事;我唯一该做的就是警告你们离开这里。”
现在也差不多是一样的。“火要从哪里来呢?”弟兄,今天的情况比挪亚时代的更清晰了。我们已经看见它在哪里了,只等点火了,就是这样。科学已经……这次根本没有借口,因为科学已经发现了它。是的,先生。
40

所以,呐,我们知道,这件事不寻常。所以,他们为这个可怜的老传道人感到难过,就由他去了。可能对那些人来说这是一件怪事,他们想,一个本该是聪明的人也会相信,神—天地的创造者,会做一件或说一件他要做的事,而这事却与他们的思维方式相违背。他们所拥有的……可能你还没明白。

看,但他们认为,他们能够用科学证明一切自然的事;这不也是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这种世界吗?一个有知识、有教养、充满科学的世界。任何事,如果他们能证明是错的,神的……神所说的任何事没有一样能用科学证明它不存在。
41

呐,他们今天也有同样的想法。如果你的医生说你得了癌症,你要死了,科学证明你得了癌症,正处在晚期;那么,你去想别的都是愚蠢的,因为你就要死了,没救了。科学说你要死了;他们给你做检查,情况就是那样,你要死了。如果你想要说神应许了要行这事,他们会认为这想法是疯狂的。

看,就像过去一样,你必须忍受那个羞辱。他们说,如果医生在这里说:“我们检查过了,癌症到晚期了。我们给你开刀了,它扩散到你的全身,扩散到心脏,扩散到肺,扩散到肝,到了全身,不可能活了。”
所以你看,你说:“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会活的。”
他们说:“瞧,可怜的人,由他去吧。”
42

我记得那天晚上,比尔·霍尔,南面米尔顿教会的霍尔弟兄,你们许多人记得这事。当时他们叫我出去,我妻子,我岳母和我就过去了。他娶了一个女孩,我相信是乔治·卡尔普的妹妹,乔治是这城的市长或这里的法官,是他的舅子,他们带他上来这里等死。米尔顿的医生,新阿尔巴尼的医生,诊断出他的病,是肝癌。所以我下去见霍尔太太;他得了黄疸,全身都黄了。我说:“瞧,我看他快死了。”我又说……

她说:“比尔弟兄,还有什么办法吗?你能听到神说话吗?”
我说:“我不知道,霍尔姐妹;我可以祷告。”我祷告完,就回家了,主没有对我说什么。第二天我回去,又祷告了。
她说:“你认得哪位高明的医生吗?”
我说:“瞧,我们的家庭医生是杰弗逊维尔那里的山姆·阿戴尔医生;他父亲是我们的家庭医生。年轻的山姆一直是我的密友;我们大约是同时上学的,在一起长大。一有什么毛病,我们总是找他。”
她说:“不知道他愿不愿来看看比尔·霍尔,”她丈夫。
我说:“我问他一下。”
43

山姆对我说了这些话,他说:“比尔,如果医生说他得了癌症,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做。我会送他到某个比我更厉害的医生那里,到一位专家那里。我们会拍一下X光,我们不会给他造成更多的麻烦。”

我们叫人到新阿尔巴尼,从那里的医生拿了X光片,带他到路易斯维尔给他做检查;带他上了救护车,再带他回来。
哦,当然,他不会告诉霍尔太太他的病情怎样,所以他叫我来。他说:“他要死了,你的传道人朋友。路易斯维尔的专家刚打电话给我,说米尔顿的医生和新阿尔巴尼的医生所做的诊断是正确的诊断。”他又说:“是肝癌,到了晚期。比尔,我们不可能切除这人的肝还能让他活着。”又说:“他快死了;如果他是个传道人,他应当准备好了。”
44

我说:“不是这个问题,但他还不到五十五岁;他生命中仍然有许多时间还要传福音。”我说:“瞧,如果他要死了,那也只能这样了。谢谢你,山姆医生。”

我走出去,叫霍尔太太出来,告诉她;我说:“霍尔太太,山姆说,路易斯维尔那里的诊断跟新阿尔巴尼的和米尔顿的是一样的:这人要死了,霍尔弟兄要死了。他得了肝癌,到了晚期。”
因此,她开始哭了起来。我转过身,跟他一起祷告,当时他神志很不清,甚至不知道是我在房间里;于是我回来了。那些日子,有许多人到家里来,那地方没有别的人,还不太被污染。人们从各处过来。
45

我想稍微歇一歇,所以就悄悄进屋,大约凌晨两点半或三点,起得很早。当时,伍德弟兄还没有搬到这条路来。我往外面车道上看,外面没有人。所以,我拿了破帽子,溜进我的密室,拿我的0.22口径的来复枪。我打算出去打松鼠,一直打到八点左右,然后躺在什么地方的树下,小睡一会儿。在家附近你休息不了。

我拿了帽子,就穿过房间。墙上吊着一个苹果,是个最烂的苹果;它被虫子咬了,到处都是小瘤,全是疤。我想:“美达把它吊在墙上做什么?”我再一看,它不是在墙上,而是吊在半空中。我猛地脱下破帽子,把来复枪放在角落里,跪下去;我说:“主啊,你要你的仆人知道什么呢?”
46

有另一个苹果落下来,又落下了另一个,直到落下了四、五个左右(我现在忘了是几个),吊在那里。后来一个又大又漂亮的苹果,上面有条纹,一个非常大、看起来很健康的苹果落了下来,吃光了其它那几个样子烂兮兮的苹果。主说:“起来,站起来;”又说:“去,告诉比尔·霍尔,他不会死,他会活着。”

哦,我拚着命跑过去,我说:“霍尔太太,我得到了主如此说:他会活着。”他听见了我,想要大哭,他都不能说话了。
我回来,打电话给山姆,我说:“山姆,我们的……我们的弟兄会活着。”
他说:“他那样怎么可能活呢?”
我说:“那不是我要搞清楚的,神那么说;问题就解决了。”
他今天还活着;那大约是十年前的事,依然强壮健康。之后他妻子死了,他又结了婚。还有如何发生在乔治·莱特身上,以及其他很多我们可以叫得出来的例子。那是什么?就是要忍受羞辱。他们又是取笑又是嘲笑。
47

我记得,在1937年大洪水之前,我站在瀑布城[译注:指路易斯维尔。]转运公司那里,告诉他们,在斯普林大街上将会有三十二英尺深的水(我相信是这样的)。他们取笑我,他们说:“可怜的比利,我猜想那孩子……”那时我只是一个小伙子。他说:“比利是个好孩子;只可惜他神智错乱了。”我没有神智错乱,我已经受洗进去了,不是神智错乱,我只是进去了。事情就那样发生了。

从我开始讲话起,我就注意到了海蒂·莱特姐妹,我相信她坐在后面。她记得比尔·霍尔的那个病例;今早在场的有多少人记得这病例?哦,肯定的,你们许多人还记得。
48

呐,他们为我们感到难过;在那些讥诮者的日子里,他们也为任何竭力持守道的人感到难过。但记住,这羞辱一定会临到,一直都是那样的。像他们过去那样,他们必定以为,神,在任何东西经过科学证明以后,神不会说任何反对科学的事;然而,使他成为神的正是那个。如果他只是照科学而行,那么,他所行的就与人所能成就的没有两样。但他是神,他是科学的创造主;他愿意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他们肯定认为:“可怜的老挪亚,哦,别去管那老家伙。他错过了我们现今所拥有的一切乐趣,所以由他去吧。”现在也差不多是这样。
49

但现在,我想在这里说另一件事。呐,我们回头看,很钦佩他的信心。但我怀疑,如果我们生活在那个时代,我们会坚持挪亚所坚持的同样立场吗?我们有能力并甘愿忍受随着真理而来的羞辱吗?当时世上有几百万人,只有挪亚和他家人为真理而站稳,你想过这点吗?只有那人和他三个儿子,他儿媳妇们,和他妻子,他们是唯一为那真理而站稳的人;但他们拥有主如此说。我们回头看,很钦佩他。

我们能再想一下吗?(我得快点了,因为还有孩子的礼物。)亚伯拉罕,“亚伯拉罕”这个词的意思是“多国的父”,使他成为多国的父。
呐,亚伯拉罕听到了神的道,亚伯拉罕是先知,他听到了神的道。我们钦佩亚伯拉罕,因他持守神的道;他怎样从他亲属中分别出来。这对亚伯拉罕有多难,他在那里长大的。从巴别下来,下到了示拿地那里,在迦勒底和吾珥城,他所有的伙伴、他的族人、那些与他一起做礼拜的人等,都在那里。
50

但神说:“将自己分别出来;”哦,何等可怕的事!要离开他所亲爱的人,要离开他所喜爱的实实在在的东西;但神告诉他:“将自己分别出来;”并赐给他一件很古怪的事:“你要从你妻子生一个孩子。”他七十五岁了,他妻子六十五岁了。像与女人那样,他没有与她同房已经几年了,因为女人的份是生养孩子。

从她还是姑娘时,就跟她生活在一起了,因为她是他的半个妹妹。后来,他怎么可能生孩子呢?呐,你能想象吗?亚伯拉罕出去,到他伙伴中间,说:“撒拉和我,我们要有一个孩子。”你能想象吗?
瞧,人们说:“可怜的老人,他有毛病了。”
那是一个羞辱,但亚伯拉罕持守它。当他一百岁了,从没有对神的应许起疑惑。他仍然忍受羞辱,肯定的,持守着它。
51

你们注意到那里的差别吗?撒拉自己想要给亚伯拉罕,哦不,是给神一些帮助。你知道,她想的与神所应许的不同。“呐,你知道,我是个老妇人,但这里的夏甲是个漂亮的女人。亚伯拉罕娶她也不会介意,所以你知道,那会……那会帮助神。那会帮助神的,因为这个夏甲,她可能才二十岁,她是我的使女。你知道我要怎么做吗?我要把她给我丈夫作老婆。”因为当时一夫多妻是合法的,所以她说:“我要把她献出去,她会从我丈夫生一个孩子;然后我接过这个孩子,那这就是神应许的孩子了。”

你看,我们总是想要做一些事,不能等候神;我们总要自己做一些事,可能没问题。她可能很漂亮,这事看起来可能很好;但这并不是按照神的道。神告诉亚伯拉罕孩子必须从撒拉而来。
记住,他指着那一小群所说的话:“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可16:17;太24:37]当时得救的人数不多,只有八个人;那些话不能落空。所以,我们当认真留意自己,持守这道。
52

好的。看,人们总是想制造一些东西来取代神创造的旨意。你看,正如我常说的,可能以前在会众面前说过。你知道,你不可能问绵羊说:“你能给我制造一些羊毛吗?”不,它不可能那样做。呐,山羊不能制造羊毛,因为它的本性不允许它。不管你怎么用劲把绵羊的毛绑在山羊身上,都行不通。山羊不能制造羊毛,而绵羊不制造毛发,但它有羊毛,因为它是绵羊。是这个造就了它,它不制造。

我们不应当去制造圣灵的果子;而应当结出圣灵的果子。苹果树不制造苹果,它只是结苹果,因为它是苹果树。
我们试图制造一切事。“我要帮助这事业;我要在神学院里研究十年;我要学这个、那个或别的,要得到文学学士和博士学位。我要帮一帮主。”这行不通的。神藉着预定呼召他所要的人。
53

神把国赐给他所愿意赐给的人;我们从尼布甲尼撒身上知道这点,我们从耶利米身上知道这点。藉着耶和华的话,神告诉他时候要到,以色列人要被掳到巴比伦七十年。另一个先知起来;他已经告诉百姓,说:“呐,你们中会有先知兴起来;在巴比伦那里,你们中会有他们兴起来,会有做梦的和先知说预言反对这点,但告诉百姓不要听从那些人。”

有一个人起来,一个先知,名叫哈拿尼雅。当时,耶利米脖子上套着轭站在那里,哈拿尼雅起来,说:“主如此说,满了两年,主的所有器皿……”呐,基本上来说,这似乎非常好。“神要祝福他的百姓,两年之内,他要把一切都完全带回来。”[耶28:1-17]
圣经说,甚至先知耶利米也说:“阿们!阿们!哈拿尼雅。愿主使你的话成就;但让我们思想一件事,哈拿尼雅。在我们以前的众先知,他们向大国说预言,论到争战的事等等。但记住,先知被认出来,是在他的预言彰显之后,”看到吗?
54

哈拿尼雅起来,从耶利米的脖子上取下轭,当着会众中所有的祭司,或许有一百五十万人,取下神放在耶利米脖子上作为一个兆头的那轭,将它打得粉碎,扔在他脚下,只是发热心,说:“主如此说,二年之内他们必回来。”

耶利米只是看着他,这是违背道的,所以他就走开了;神说:“回去告诉他,我从未对他说过话。”他只是发热心,凭着自己的感觉说话,瞧?他从未等到他真正看见,不然,就知道那不是他,乃是神在说话。他大发热心,回去了。
55

今天我们发现这遍及全国。我们的一盒磁带最近在一个人家里播放,当时在那里,一群传道人就信服了,过来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一个人在房子里站起来,说方言,说:“主如此说:持守你们所得到的;只要继续前进,我必祝福你们。”

他们说:“瞧,如果是主那样说,我想这就是了。”
你看,它没有用道来检验,必须先接受道,就是这样。它是违背这道的。
那受膏的先知耶利米回来,神告诉他,说:“我知道哈拿尼雅折断了我放在你脖子上的那个木轭,但我要换一个铁轭。”他说:“凡是下去服侍我仆人尼布甲尼撒的这些国民……”尼布甲尼撒是异教徒,瞧?以色列人遵行他们所有的献祭。但他们不是……看,神做了一个应许,他必祝福,但那些祝福是带条件的。你必须满足那些条件,才能使那应许有效。
56

不久前,我跟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坐在这里,我先彻底查了一下那个家庭,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神会医治的,但却是有条件的,瞧?我发现唯一的问题是这位母亲,她担心吃药是错的,我说:“姐妹,绝不要那么想,把这个从头脑里除去。带着孩子去吧,给她吃药。神会显明这事的。”瞧?

呐,但这孩子好了。要分辨。如果是主如此说,那就没问题了。
57

呐,这里我们发现,这些人,他们想要制造一些东西(夏甲和撒拉),要帮助亚伯拉罕,帮助神实现他的应许。你不能那么做,根本没有办法那么做,根本行不通。神的道无论如何都要应验。你只要站在这道上,说:“就是这道路,”持守这道。

呐,注意。他们要制造一些东西来取代神的道;也许亚伯拉罕的朋友(我们若留意),也许亚伯拉罕的朋友也走过来,说:“瞧,多国的父,你现在有几个孩子了?”当时他一百岁了。“喂,多国的父,多人的父,你现在有几个孩子了?”这些讥诮者。
58

呐,你没看到这时候吗?有时当我们为某事祷告,却没有发生时,我们不也看到过这种事吗?这里坐着一个老人,他们说:“他瞎了,他聋了,他哑了,他病了;他做了这事,你们这些神医,下去医治他,我们就信了。”

难道他们没意识到,同一个魔鬼在说:“从十字架上下来吧,我就信你;”“把这些石头变成食物,我就信,”瞧?同一个魔鬼用布绑住我们主的眼睛,用棍子打他的头,说:“现在,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信你。”
哦,你知道,他晓得打他的是谁;他本可以把那些石头变成食物,或者本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但如果他那样做,今天我们会是什么呢?看,他们不晓得神的计划,你必须找出神所应许的是什么。
59

呐,我得快点了。呐,他们可能会说:“多国的父啊,我们听你二十五年前说你要从撒拉生个孩子,从那孩子要出来多国的民。这时候你有几个孩子了,多国的父?”瞧?那是同一个批评的灵在批评。亚伯拉罕怎么做呢?经上说:“他仰望那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

“哦,你为某某祷告了,他们没有见好;”那不要紧。如果今晚我为一万人祷告了,一万人早上都死了,明晚我仍然膏抹病人,为他们祷告。神这么说了,一点也阻止不了它。神应许了,我就信,肯定的。他们说什么,都没什么两样。
但他们仍会讥诮,那就是为道受辱。亚伯拉罕站在神的道上,最后它应验了。哦!
60

注意,不会生育受到讥诮,受到了讥诮,首先是为不育而受辱。他们得……她得忍受那些年来因不育所受的羞辱,她将近一百岁了,九十岁了。但神的道说,她也要成为公主,成为这孩子的母亲。她和亚伯拉罕不能生育,他俩的身体如同已死,然而他们一点也不怀疑这道。但他们必须先忍受那个,然后(哈利路亚!),神在那黑暗的时刻持守他的道。以撒出生了,他的后裔多如海边的沙或天上的星。看,神总是回应他的道;是的,先是不会生育,然后才有以撒。

61

撒迦利亚和伊利莎白也一样,那个老人和老妇人仍然持守着。当撒迦利亚上到那里,可以在石板上写字,他说:“一位天使遇见了我,告诉我,我要从我年迈的妻子伊利莎白生一个孩子。我哑了,我说不出话来;我会哑巴,一直到孩子生下来的日子。但必有一个孩子要出生,他将是至高者的先知;他要来介绍晨星,他是弥赛亚的先驱。”

这怎么可能呢?有人说:“可怜的老头,哦,我猜他头脑有点不清楚了,你知道。出了点事。你看那个年迈的伊利莎白,将近八十了,你看……你看撒迦利亚,太老了,都在发抖了;他还会说有那样的一件事,瞧,可怜的老头。”但他拥有主的道;那样的羞辱,以至她自己藏了一些日子。但他持守了这道,哦!
62

拒绝名望,拒绝受欢迎的看法,拒绝那时代的高雅和他们那时代的时尚等东西,他们拒绝它;他们拒绝与不信之徒为伍;他们拒绝世上的事。他们必须这样做,持守神的道;必须这样做。

今天也是这样;你要从一切事中分别出来,只有你和神。不是教会做什么,而是你对神做什么,作为单个人的你。
63

是的。但你看神赐给他什么;当耶稣自己出现时,撒迦利亚去世了,伊利莎白也走了;但当他们的儿子带着主如此说出现在旷野时,耶稣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他的,”阿们!是什么?她忍受了不育的羞辱;她持守在道上,生了这样的一个儿子。

就像年迈的撒拉,就像年迈的亚伯拉罕,这对老夫妻持守了它。看,生出了最多的人,如海边的沙一样。世上没有一个民族像犹太人那样多,多如海边的沙或天上的星。
发生了什么?发生在少数人中。一个孩子,呐,你明白我要讲哪里。一个孩子,只需要一个;只需要一个孩子来震动列国,指向弥赛亚。只需要一个顺从的人,没错。神只需要一个人,这就是他所需要的,使他在某处能发出一个声音;他所要的就是那个,只要得到一个受他控制的人。哦,他多么想得到一个人。
64

他曾得到了一位挪亚;他曾得到了……他得到了一位摩西;他得到了一位耶利米;他得到了一位以利亚;他得到一位以利沙;他得到一位约翰;他得到了……他得到了一位参孙。只要他能得到一个受他控制的人,那就是他的声音;他就能通过这人说话,他就能谴责这世界。

哦,他多么渴望、盼望得到一个受他控制的人。“这样,我就能对他说话,就能让人知道我的声音。虽然他要忍受羞辱,但我要使人知道我的声音,”瞧?
哦,是的,先是不会生育,必须不会生育,必须忍受不育的羞辱。撒拉必须忍受它;撒迦利亚和伊利莎白也必须忍受它。
65

看看今天,我要说一件事;看看今天!妓女的儿女。她把列国置于宗派的政治管辖下,妓女和她的女儿。看看一个宗派的世代兴起了什么;义人是多么的少。你不用担心,只持守住道。

那没问题,你可能被人讥诮,被称为圣滚轮。你可能被人叫各种恶名,但要持守在那里。这是道,为道受辱;为道,他们必论断你。
66

有个年轻人,今早他可能在这里;他是我的朋友:吉姆·普尔,年轻的吉姆。他的家人……那天,有人问他,瞧,他在这里受了洗,有人对他说:“如果你要在教会里受洗,为什么不找一间大教会或什么的?”瞧?但他看见了光,这就是了,瞧?“不义之子较比公义之子更多,”瞧?好的。公义之子何等的少!

你看挪亚的时代,只有那么一小把人,瞧?你看所多玛的时代是什么?瞧?义人是何等的少;妓女的儿女是何等的多。她只是随随便便地生孩子,但他们全都是私生子。妓女生妓女,狗生狗;基督生受膏者,圣经生义人。所以,我们必须忍受成为一小群人这想法,那是何等恩典的事啊!
67

看看伟大的以弗所教会,里面只有十二个人。看看今天,在他们那边有多大的一群啊。在挪亚的时代只有八口人;在罗得的时代只有五个,不,是四个,罗得,他妻子,他两个女儿;他妻子出来往回看,就变成了一根石柱。实际上,那天只有三个人出来。耶稣说:“他们的日子怎样……”这该让我们留意,警醒了。

义人是多么的少!但像从前一样,讥诮者一定会责备。不育者首先要忍受不育的羞辱。哦,我得快点了。对不起,我想帮忙给这些孩子……再忍耐我一会儿,瞧?
68

人总是跟从前一样。呐,我要再说一件事,我要你们……我不知它是否录音了,如果已经录在磁带上了,我要你们听磁带的人听我说。别错过了!要查考它。现在的人一直都跟过去的一样。他赞美神已经做过的,盼望他将要做的,却忽略了他已经做的和正在做的。他赞美神已经做过的,盼望他将要做的,却忽略了神正在做的;就在这里他错过了整件事。希望他们明白了;忽略了他正在做的。他知道神已经做过的,他知道神应许将要做的,但他没有看见神正在做的。

哦,你们五旬节派,你们岂不是这个的样板吗?!你们盼望某件事发生,结果它已经在你眼皮底下发生了,你们却不知道。“我多次愿意聚集你们,好像母鸡聚集小鸡,只是你们不愿意。”你们对自己传统和宗派的考虑远超过了对神的道和神的灵的考虑,是的。
69

对马利亚来说,那是何等的羞辱!(我们快结束了。)为了神的道,对马利亚和约瑟来说,那是何等的羞辱!现在是圣诞节期间,我曾打算保留一些不讲,因为在广播上和你们牧师等当中,会听到很多。对马利亚和约瑟来说,持守神话语的应许,是何等的羞辱!现在记住,嘲笑者看见马利亚经过,都会对她不屑一顾,看见约瑟,会说:“你娶了一个妓女了,”瞧?记住,弟兄,在他们那时代,奸淫是要死的。“呐,你为了让她免于一死,就让她利用你成了母亲。”但记住,一直以来神跟人打交道,都是符合这道的,而他们却不知道,瞧?

“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约瑟知道那点,马利亚知道那点;因为这道写下来后,说,有一个天使跟他们说话,印证或彰显了所写下来、必要应验的这道。哦,现在不要做梦,想一想;圣灵降到了地上。他从未对整个会众说话,他对那些人说话。
70

约瑟看到了,在天使造访他之前,他说:“瞧,我爱她,但我是个义人;我不能娶那样的女人。”

有主的使者在梦中向他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为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太1:20]哦,何等的安慰啊!瞧?
马利亚在去井边的路上,这小童女大约十七、八岁,嫁给一个从前结过婚、有四个孩子的男人,一个老人。她是……她爱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约瑟也爱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走过来,到井边打水。所有人都在琢磨她的事;毫无疑问,她正在思想那经文,然后,有一道光在她面前闪烁。当那光闪烁时,那里站着一个天使。
71

不知道小马利亚有何感觉?你们想过这点吗?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像我昨天那样感到恐惧。“嘿,马利亚,”“嘿”的意思是“停下”。“要留意我要对你说的话;你在女子中是有福的,因为你在神面前蒙了恩;你将要生一个儿子,虽尚未嫁人,但你将要生一个儿子;并且你的亲戚伊利莎白,在年老的时候也怀孕了,也将要生一个儿子,这些迹象都要成就。”

她说:“我还没有出嫁,怎么能有这事呢?”[路1:28-36]
他说:“圣灵要荫庇你,你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
任凭那些讥诮者去说他们想说的吧。她知道了,她知道会的,因为神这么说了。
72

呐,奉献的那天或到了给孩子行割礼的那天,她该有何等不寻常的感受;她手上那样抱着小婴孩走上去,所有的妇女都保持距离,她们带着上好的针织物连同孩子来奉献,让他们行割礼。几乎所有的人都牵着小羊羔来,但她只有两只斑鸠为自己行洁净礼。小婴孩裹着襁褓布,这布是从牛颈项后面的轭上取下来做的。这轭,在牛背上的裹布……那就是马槽里的这块襁褓布;他们没有东西可以给他,他们太穷了。马利亚站在那里。

73

毫无疑问,所有的妇女都跟这个小童女保持距离,说:“你看,她生了一个私生子。”你看,神是怎样使这些事看上去这么偏激。哦,他蒙蔽了撒但的眼睛。“多污秽,多肮脏,淫乱,她就是那样的;她是个犯奸淫的。”

那并不能阻止马利亚的心跳,她们跟她保持距离;他们现在仍然这样做。现在,叫他是圣滚轮、狂热分子或什么的。马利亚知道那是谁的孩子,她还是照样往前。
74

但是,哦,但他们根本没注意到坐在屋子后头的西面。他得到了应许,到处去说预言,说:“主向我显现,说我未死之前……”那时他八十几岁了。“我未死之前,必看见他的救恩。”[路2:25-35]

“哦,西面,你老了,伙计。你是……你是……这老头子有点头脑不正常了,你知道,他有点……由他去吧。他不会害人,他不会害什么人。”
但西面拥有主的道,他说:“我看见神的灵降在我身上。我站着看见他,他对我说:’西面,你是个义人,你必不……我要使你在那里成为一个见证。’”就是这样。
“主啊,你要怎么成就这事呢?”
“那是我的事。”我的看法是,在那天他肯定会叱责他们。“你们有了一个见证人,为什么你
们不听呢?“
75

有一个老瞎子亚拿,坐在殿里祷告。主向她启示“西面是对的”,阿们!她分不清白昼黑夜,但她比今天许多有好视力的人看得更远;她在灵里看见要来的弥赛亚就在眼前,圣灵运行在她心里。

你看到那是多小的一个教会吗?撒迦利亚、伊利莎白、马利亚、约翰、亚拿和西面,几百万人中的六个。就像挪亚的日子,其中的六个。神恩待了他们每个人,他们全都是一致的;他们全都在一起,阿们!
76

这里是老西面,这里进来了那小婴孩。他从未听见过孩子的任何事;这里是小婴孩,西面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圣灵降在他身上,说:“走出去,西面。”他不停地走着,还不知道要去哪里。就像亚伯拉罕,他在寻求某样东西,他也不知道它在哪儿,但他继续走。不久,他停下来,圣灵必定对他说:“那就是他。”他手伸过去,从马利亚手上接过孩子,抱在他手里,抬起头,说:“主啊,现在可以释放仆人安然去世了。我的眼睛看见了你的救恩。”

人人都在取笑这个孩子,妇女们也躲避他,然而西面说:“主啊,这是你的救恩。”大约那个时候,来了一个瞎眼的老妇人,绕路而过,蹒跚地穿过众人;她走到婴孩面前,也发了预言,因她正在仰望基督。她对马利亚说:“你的心要被刀刺透,但这是要显明许多人的意念,”阿们!
77

那是什么?呐,我猜想一些妇女会说:“呐,看那个,你看那是什么样的阶层啊?这就是了,瞧?就是那样。你看那里,那个老人,头脑失常了;他在那里,正站在那个妓女面前,试图要说一件那样的事,这就是了。那个私生子;你看那个老亚拿,坐在这里,把自己饿得快死了,也像那样说话。她不像我们这样有这么多乐趣,但就是这样,瞧?她本可以属于这个地区的所有协会,她原是出自一个很好的家庭;她本可以属于那里。但她在那里,你看,那聚在一起的是一帮什么样的人啊。哦,是的。”阿们!

今天也一样,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被圣灵提上去。肯定的,是的,先生。哦,我们还有没有多一点时间?我这里还有一个人物,我正在看。那时候,道被彰显了出来,有几个博士……弗雷德,真希望还有时间,你可以读一下那个,你口袋里有吗?我猜想,你们许多人在杂志上见过了。三十三年前,圣灵降在河那边说话的那件事,他们十二月九日刚把它翻出来,证明了那件事;那个天文现象,木星和那几颗星怎么出现在星象中。
78

人们拿到了一种古代的天文年历,他们挖掘出上面的各种标记。正是在那个时候,这个星象出现,这些星星汇集一起,挂在巴比伦的上空,几个博士记录下来了。你们记得,它们的轨道交叉,低垂着,彼此相距几十亿光年。那些在巴比伦北部的犹太博士,他们看见那个星象并入到那个星群里,在那些星星里,有三个星交汇在一起,形成了那颗晨星。根据神的道,他们知道,在那个时候,在那些星星交汇在一起的时候,弥赛亚就要在地上了。

所以,他们就开始说:“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他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因为当那些星出现,那些天体就汇入到这个大天体中,当那三颗星交汇在一起,那个时候,弥赛亚就要在地上了。当那些星移动到自己的轨道时,那些人就知道弥赛亚在地上了。
79

他们在自己的领域里都是师傅,他们是了不起的人,他们在自己宗教科学的领域里都是师傅。他们正在观察它属宗教的一面,他们看见那些星移到那边:木星和撒狄,然后,移到它们的轨道里。他们说:“我们知道弥赛亚在什么地方了,所以,他一定是在耶路撒冷了,因为那是世界各宗教,弥赛亚宗教的总部,那是它们的总部,那是各宗派的总部;那是伟大教会组织所在的地方。

他们骑着骆驼走了两年,越过了底格里斯河,穿过了沼泽和丛林,长途跋涉,到了城里,心里充满了喜乐。他们知道,当那些星挂在那里时……甚至今天的天文学家也说,如果那些星真的再次进入那个位置,在他们曾站着观看的地方就会看成一颗星;但必须是在那个地方观看,阿们!阿们!它取决于你站在哪里,取决于你在观看什么,是的。
80

所以,他们看见了这星,就跟随它,它们正好排成直线。不管他们到哪里,对他们来说,它都正好排成直线,这星引导他们,瞧?你必须使所有的经文排列好,所有的,然后跟经文站在一条线上。这是唯一的方式;它必一直引导你到他那里,肯定会的。

呐,注意。他们来了,喊道:“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进了耶路撒冷,那星引导他们刚好到了那里,直接到了各宗派的总部。但当他们转到一边要找那颗星时,它就离开了他们。他们进了城,跑遍大街小巷;他们以为这城必充满了神的喜乐;他们带着喜乐跑遍大街小巷,喊道:“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太2:1-2]
记住,这星……他们往西走,他们本来是在东方。“往西引领,仍在前进。领我们到……”看,它本是……他们绝对是……瞧,巴比伦和印度位于巴勒斯坦的东方,有点东南,他们正往西走。“往西引领,”你知道那首歌:“仍在前进,领我们到完美光中,”瞧?
81

他们……几个博士往西走,离开了东方,向西走,他们看见了那颗星。呐,如果他们在西方向后看,就看不见它,瞧?当他们到了那里,那星引领他们到了那里,然后就离开他们;他们想:“是这里了,那星不见了,所以是这里了。他们到城里了。”所以,哦,他们说:“大家都会唱歌、快乐;神的荣耀点亮了一切。所以我们在这里了,我们知道我们的……我们知道我们的成就。”当他观看那星象……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师傅能上到那里,把那些星拉在一起。我们知道,当那些星合并成那个天体时,那就是弥赛亚在地上的时候了;弥赛亚在地上了。每隔几百年,这些星座就会再次交叉。那时,就会有一个礼物来到地上。

82

注意,当那组星星汇合在一起时,弥赛亚已经在地上了;他们知道他在那里了。所以,他们去到了宗教的总部,开始去了,说……他们骑在骆驼上,走遍了大街小巷:“他在哪里?他在哪里?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他在这里的什么地方了。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何等的羞辱啊!

他们去找祭司长,他说,可能这样说:“你们这几个出了什么问题?瞧,你们这帮狂热分子。”看,何等的羞辱啊!神的能力临到了他们的科学成就,他们看见了他的星,他们是博士,聪明人。他们是在宗教科学的领域里;所以,他们知道那些星聚在那里时,弥赛亚就在什么地方了。这个地方本该是要知道的,人却对它一无所知。
83

哦,我可以想象有几个孩子站在街上,说:“哈,你看那些人,哈。那是一帮狂热分子,听听他们在唱:’他在哪里?生而为犹太人之王,’他们不知道希律是这里的王。他们不知道主教……”哦。

“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
他们说:“过来这里,你们所有博士都来这里,到这里来。过来这里,你们大家有看见哪里有星吗?”
“没有,我从未看见那样的东西。”
“你们天文学家都到这里来。你们大家有看见哪里有星吗?”
“没有,没有。”
“你们有看见类似的东西,或什么样的神秘迹象吗?”
“没有,我们没有看见那样的东西。”没有,他们还没有看见,同样的,他们什么也没看见,他们不可能看见。
“让我们把传道人都叫来,你们大家怎么看?”
“没有,我们从未看见什么星。”
“那么,你们在城墙这里守更的人怎么看?你们观察星星,你们知道,你们知道各个星象在天上的什么地方,你们懂得每颗星;你们看到什么没有?”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84

但它就在那里;荣耀归于神!哦,你看不见它吗?它现在就在那里,人们却看不见它。它就在他们周围,他们却看不见它。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哦,我去过那里,我什么也没看见。”你肯定没看见,太瞎了;它不是给你看的,瞧?如果你瞎成那样,那你肯定看不见它。它只是给那些神愿意给他启示的人的,是那些人会看见的。一直都是那样,肯定的。
85

是挪亚能看见天上有雨,你知道;其他人却看不见。他们看不见上面有雨,但挪亚看见了。

是亚伯拉罕,看见了撒拉抱着孩子(没错),而不是那些讥诮者,因他们说:“多国之父啊,你现在有几个孩子了?”
我们可以沿着圣经下来,看看那些圣贤和先知,一路看下来。“信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他们知道说出来的道,就是这样,这是它的确据;他们看见了它。
86

呐,注意,哦,我们的博士们没有看见那颗星,根本没这么回事,为什么?事实上,当他们正看着,他们一跟这群人进去,那星就消失了。今天也是一样,很多的光就是这么熄灭的,没错。因为你跟这种人勾搭在一起,他们甚至从一开始就不信它。我们怎么会有一个教会联盟呢?我们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世界性的团契呢?所有的教会,全世界的联合教会,我们既相差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联合在一起呢?看到吗?我们怎么可能呢?

福音派的那些……他们都混在一起,还要联合起来:完全是一堆的败坏。神要得到一个纯净、圣洁、毫无玷污、持守他话语的妻子。
87

是的,耶稣为道受辱;(再过一会儿我们就结束。)耶稣为道受辱。看这里,他既是神,神的化身,又怎么能受辱呢?他是神自己成了肉身。

呐,你们知道圣经这样说,我们摸过他,天使看见他;想一想这点。我相信《提摩太书》记着那样的事:“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中显现,被天使看见。”[提前3:16]
他出生时,天使看见他。当天使往下看马槽,看见神的化身,他们往下看,该是何等的欢喜啊!阿们!难怪,他们开始呼喊,说:“今天在大卫的城里,生了救主基督。”天使欢喜,他们扇着巨大的翅膀,在犹大的众山上歌唱:“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路2:11-14]当他们注视着,看见它彰显时,他们就看见了神的道;他就在那里。
88

呐,撒但不相信那个,你知道。它说:“你若是……”

天使说:“他就是。”那就是差别。
“你若是,就做这个那个,让我们看你做这个。”但天使说:“他就在那里。”
懂得宗教科学的几个博士说:“他就在那里,”阿们!
这就是今天考古学家等挖掘出这些东西来的原因,这些事许多年前就被预言要发生了,他们在这里挖掘。他们甚至从未……
89

没有历史书曾说过本丢·彼拉多曾出现在地上,你知道那个吗?你们一些学校的孩子告诉我:历史上哪里有说有本丢·彼拉多?不信者讥诮它,嘲笑它,说:“从来没有一个罗马皇帝或巡抚叫本丢·彼拉多。”但大约六个星期前,他们挖掘出了那块房角石:巡抚本丢·彼拉多。哦,敢那样胡说!

他们说:“历史上从来没有兰塞,管理埃及的兰塞。”但那些考古学家挖掘出了一块石头:兰塞二世。
注意,他们说那些墙从未倒塌过,考古学家在它周围挖掘;接着你知道,他们往底下挖,挖到了耶利哥倒塌的城墙,你知道,当时号角吹响了。他们说:“那只是一个神话,是过去某个人唱的一首歌,”是的,讥诮者那样说的。“那只是一个神话;不可能有像城墙倒塌那样的事,约书亚吹响了号,冲到了城墙上,城墙就倒塌;从没有那样的事。”有个了不起的基督徒考古学家不断地挖掘,因为他知道一定是那样的。他挖掘到离地面其它东西三十多英尺深的地方,城墙就在那里,一个压在另一个上面,正如道所说的。
90

他们说:“绝没有像大卫所弹奏的丝弦乐器这种东西,因为丝弦乐曲直到十五世纪以后才为人知晓。”又说:“从来没有那么一回事。”一些基督徒考古学家在埃及下面挖掘,四千年前就有了丝弦的乐器,阿们!哦。

他们说到希伯来人用麦秆制砖头和类似的东西:“没有那么一回事。”一些考古学家就去那里挖掘,他们发现了什么?那是科学。他们发现了什么?希伯来人所建造的城墙,第一层石头是长麦秆;第二层是切碎的麦秆;第三层里面没有任何麦秆,哦。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 先知预言的迹象。
91

是的,先生,这一切都朝我们冲来,弟兄姐妹。为什么是这样?最近几年,电影界做了它从未做过的事;影屏上出现了塞西尔·德米尔导演的《十诫》故事。通过《宾虚》,影屏上展现了耶稣基督的生平。影屏上出现了《大渔夫》,讲到彼得的回转归主。这一切宗教影片,电影界拒绝、丢弃和看为不洁;但神本着他的大能还是同样传播了出去。

92

就现在,几年前所说的那些事……我自己是个可怜、卑微的神的仆人;我说:“有一道光站着对我说话,告诉我做这些事。”

人们取笑说:“他的头脑有点不正常。”
结果就有了一张它的照片,科学拍下了它;它是真理。我说:“这妇人在死亡的阴影下。”
他们说:“阴影?呐,那是胡说;那只是他头脑里虚构的。”这里就有了它的照片。神会使石头喊出来的;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93

耶稣,为道受辱,神至圣的儿子,站在那里,以马内利;何等的羞辱,任凭不信的罪人捆绑他,吐唾沫在他脸上,拔下他几簇胡子,看他胆敢对此加以反抗。他为道受辱,为什么?为了应验父的道。

哦,但记住,他必须忍受死亡的羞辱;神,他不可能死,他也是唯一能以死来拯救罪人的那一位;没有别人,没有第二位或第三位能做这事。神自己是唯一能做这事的那一位。
他在地上;他说:“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没有人升过天。”[约3:13]阿们!
他们说:“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他在那里说……“而你说你是生命的粮。”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我是生命的粮,我是自有永有的。”[约8:57-58]
他们说:“你还没有五十岁,你说你见过亚伯拉罕。”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然后,任凭罪人捆绑他,任凭宗派的教会捆绑他。你们记住,末后的日子,这个富足的老底嘉教会,它们甚至把他赶出了教会。
94

你看到现在它在哪里吗?你能明白为什么我一直大声疾呼反对那个体系吗?为什么耶稣任凭罪人捆绑他呢?是要应验这道,是要让神羞辱地死去。神必须死去,他必须成为肉身才能死去;耶稣知道这点,他告诉他们这点。他说:“你们拆毁这殿,我要再建立起来。”[约2:19]不是别的人把它建立起来,“我要把它建立起来。我三日内要再把它带回来。你们拆毁它,我要再建立起来。约拿怎样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在地里头。”[太12:40]他们根本不明白,看,为道受辱,他受辱了。

95

呐,他被讥诮直到死,为要复活到永生;他必须先被治死,好让他能复活得永生,并把其他每个照着他样式、愿意接受的人带到永生中。看,他成了人,成了一位至亲救赎者,必须忍受一切讥诮和嘲笑的羞辱,就像他以前那些跟随他的仆人一样:像摩西,像挪亚,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忍受那个讥诮;他必须忍受讥诮。

为什么?他拥有道,他就是道。这就是他们讥诮他甚于从前的原因。他是神,是道本身,哈利路亚!
96

就是那个使他们……耶稣说:“你们假冒为善的人,”说:“你们建造先知的坟,正是你们把他们放进去的。他们带着神的道而来,你们不信他们;你们跟他们每个人一样有罪。”

在凤凰城,若神愿意,那天我偶然碰到一个词;我要起诉这个世代杀了耶稣基督,把他重钉十字架。我要在那个传道人协会面前提出一份起诉,若神愿意。他们犯了流耶稣基督血的罪,把他重钉十字架。是的,先生。起诉整个……
彼得在五旬节起诉他们,说:“你们藉着恶人的手,把生命的王钉了十字架,神叫他复活了;我们都是见证人。”他提出了一份起诉。
我要拿起神的道,起诉现在的各个宗派,以及地面上每个犯罪流耶稣基督血的人。愿神帮助我,在那天成为他的律师,阿们!
97

是的,哦,讥诮者嘲笑他,他们羞辱他。他持守着它,阿们!哦,注意他所做的,他是神的儿子:受死为要把罪治死,他必须那样做。那是罪能被治死的唯一方式;他这样做,忍受它,因为其他所有的人也都这样做,因为从前所有那些人都拥有神的一小部分道,因为耶稣这么说,主的道临到众先知。他说:“他们哪一个不是你们的祖宗或你们组织的宗教用石头打死、杀害的呢?他们哪个接受了先知呢?他们死了以后,你们就建造他们的坟。你们有罪了,你们把他们放进坟里。”

接着,他给他们讲了一个出租葡萄园的比喻[太21:33-39]。仆人来了,他们虐待仆人。最后就说:“呐,我们要杀那儿子,因为他是承受产业的,”瞧?哦,当他们明白那比喻,他们发怒了,瞧?
98

但他必须忍受羞辱;他让自己被捆绑,被带向死亡,为了被治死,以便带回永生,荣耀归与神!哦,我多么爱他!带回永生,叫历世历代神的每个儿子复活,就是那些与道站在一起、忍受羞辱的人,没错。

如果他没有来,挪亚就不能复活;如果他没有来,以利亚就不能回来;如果他没有来,挪亚就永远复活不了。
如果他不能,如果他没有来……因为他是那预定的羔羊,要来亲身担当羞辱,为神一切的道而死,这就是被说出来的、这些义人为之而站稳的道,必须如此。别的人不能做这事,神亲自……他来,取了这位置,使他能救赎,并把永生赐给神的每个为同样的道站稳并且忍受羞辱的儿子。
99

历代以来,神的每个儿子都要忍受羞辱,没有一个能救赎自己,但是因着信心,他看见了那位要来的救赎主。

约伯看见了他,约伯站在那里;他们说:“哦,你是个暗中的罪人,神不恩待你,只因你是个暗中的罪人。”
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这皮肉之虫灭绝这身体之后,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伯19:25-26]
他妻子说:“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你看上去像个可怜虫。”
他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伯2:9-10]
阿们!就是这样。“我知道他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
100

如果耶稣没有来,约伯就不能得赎,因为他是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他知道他的位置,他知道他的地位。

那就是为什么马利亚那天认出了那个地位,当时她走出来,她说:“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约11:21-27]
耶稣说:“你兄弟必然复活。”
她说:“是的,主啊,是在复活的时候;他是个好孩子。”
但耶稣说:“我就是复活,你信这话吗?”
她说:“是的,主啊,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耶稣说:“你们把他葬在哪里?”哦,这就是了。她认出来了。
101

那个小妇人没有那样说,她有七个鬼被赶出去了。她知道神的能力能把骄傲、紧张和一切从她身上除去;能把那个中学生自私的灵从她身上除去;能使她成为新造的人。耶稣把七个鬼赶出去了,那些接受主的妇女知道他是谁;她们知道他能为她们做什么。今天,他们也一样知道,只要接受它,那是另一件事。

他在那里,她那样说,他……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哦,凡是愿意为同样的道受苦的,他受死就是为这缘故。他是唯一能受死而做这事的那位,因为他是道。他是道,道彰显了出来。其他所有的人只有一部分,而他是神一切的丰盛,是的,先生。他今天还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听着!(我要结束了;真的,我要结束了。必须结束了,超过太多时间了。)
102

他从未写一个字,是吗?从未写一个字,为什么?他就是道。他是那写下来的道,他是那道的彰显,荣耀!咻!现在我感觉真好。他是道,他不需要写任何东西;他就是道,书写的道被彰显出来。荣耀归与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道:被彰显的道。

你说:“那对吗?伯兰罕弟兄?”注意看,耶和华曾站在那里,击打波浪,左右分开,为以色列人开了一条路走过去。注意看,耶和华在肉身中,说:“住了吧!静了吧!”[可4:39]波浪在暴风雨中击打堤岸,魔鬼像那样要吞没一切,他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一切就顺从了他,他是耶和华,阿们!
103

那位耶和华可以站在那边,洒下一点甘露在那里,落在地上,就成了食物,喂饱了一群人。他站着,拿五条鱼或五块饼、两条鱼,喂饱了五千人,他是道,阿们!阿们!他是道,他将永远是道。至于我和我一家,我们必定事奉这道。

哦,我想要见他,我想要仰望他容颜, 永在那里歌唱他救赎之恩; 在那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 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哦,是的,忍受道的羞辱;有一个羞辱伴随着这道。要持守这道,忍受羞辱。让我们祷告。
104

耶稣啊,当那天晚上,主啊,我哭着:“哦,耶稣啊,你要我做什么呢?主,我能做什么呢?看见这些事,也知道我们生活的这时刻;我能做什么呢?主啊,我能做什么呢?”

主啊,我为我这个小教会祷告;我想到了异象里的小鸟,所发生的事,和其它的鸟,它们是很大的,在那里它们有三层,主啊,当那些天使进来后,就没有鸟留下了。这些小使者很奇妙,但主啊,我相信有件事就要发生了。主啊,愿它成就。照着你的方式塑造我们,造就我们,我们是……我们是陶土,你是窑匠。
105

在这个圣诞节前夕,主啊,我们感谢神的礼物,感谢神赐这些给我们,虽然是这一些,但我们从心里相信,这是某种异教迷信的日子,人们想要塑造它,使它好像是一种弥撒,基督的弥撒。

但我们来到,不是以圣诞老人、圣诞树和各种装饰品的方式;我们来到,是奉主耶稣的名,敬拜天上的神;他成了化身,肉身,像我们一样,住在我们中间,要救赎我们;忍受这名的羞辱,忍受十字架的羞辱,容让一个世俗的体系把以马内利治死,以便他能带给我们永生。
我们是谁呢?主啊,我们是谁?岂可免去任何羞辱呢?神啊,使我们成为勇士。我将这些话交托给你,父啊;它们可能断断续续,因为我实在是劳累、疲乏;但父啊,求你赏赐这些人,他们坐着聆听。愿那使我们主复活,并在这末后的时代让他以救主的样式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能力,使每个灵活过来,主啊,让他们看见主耶稣到来已经很近了。愿它如此成就,父啊。
106

医治在我们中间的病人和受苦痛的人;缠裹破碎的心。主啊,我们……我们经历太多了;主啊,我心上有太多因着激烈的争战而留下的伤疤;我是个老兵了。帮助我,主啊;我需要你的帮助。也许这一切训练是为了一个目的,我相信它是的,主啊。帮助我,哦,神啊,帮助这个教会,祝福我们大家。

祝福小孩子们,今天我想起了很多小家伙,可怜的小家伙在那里得不到礼物,我祈求你与他们同在,帮助他们。主啊,赐给他们永生;那是最大的,那是我们所要的圣诞礼物,就是耶稣基督的生命在我心里掌权、作王。那是我所要的,主啊。
现在,祝福我们大家;我们将这些话交托给你。愿它们落在该落的地方,主啊。无论在哪里,愿每颗打开的心,愿他们过得美好,得到救恩;奉耶稣的名,阿们!
107

不管谁……尽管我们很匆忙,但多少人爱他?哦,我爱他,我爱他。主啊,你要我做什么呢?

不要忘了今晚的聚会;现在,你们知道圣诞节是什么意思了吗?哦,这是我的圣诞节礼物,就是这道。主啊,只要我能让自己,只要我能让自己靠边站,你的道就能在这里表达它自己。这是我所知道的最伟大的事。
呐,我想,他们有一些礼物要送给孩子们。现在,我把聚会交还给内维尔弟兄。神祝福你,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