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124E 一切

1

请坐。刚才听了那首老歌,“只要相信,”这让我有点激动。当你进来并受到那样的欢迎时,你就会觉得好像进入了状态。哦,我很高兴能成为这生命堂的助理牧师。我喜爱“生命”这个词。今早,我讲到了这点,“生命的保障。”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买好了一张保单,因为我们确实需要它,必须有它来作保障。

2

呐,我想他们已经宣布过了,过一会,这里将会有一次洗礼的事奉,所以我们都在期盼着洗礼事奉的那一刻。因此,我们要尽可能快地解散聚会。我有点累,我来的有点早。比利打电话给我说:“今晚想要你早点过去。他们想让你早点解散聚会。”

我说:“早点是什么意思?”自从我从时间中走出来,进入到永恒中后,哦,我就不再有什么时间了。我都不知道时间是什么。我们就不要限定时间了,吉姆。我们随它去吧。
3

吉姆,我猜你把那些磁带放在后面那里,是吗?我猜这已经在讲台上通知过了。我不知道人们是如何把它们发出去的,但磁带传到了全世界。都放在后面,有不同时间段的几百篇不同的信息,还有祷告队列。

因为,这个小伙子,还有他的岳父等人,他们有一些机器,在不断地运转,几乎是日夜不停地在复制磁带。我们只是……他们以一个非常低的价格销售;卖这些磁带他们几乎是分毫未赚。所以,如果你想要,就在那后面,还有书等等,以及伯兰罕堂的文献。所以我们是……
我不断碰到有人说,“你知道,我播放了某一盘磁带,我得救了。”某些事情是会给人们带来祝福的,这就是我们把磁带传播出去的原因,因为它们会祝福某些人,帮助某些人。
4

呐,今晚,我想要找出一段经文来读一下,是在《罗马书》8:32,然后我们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来讲一下,《罗马书》8:32,是这样读的。

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
今早,我讲了保障,今晚,我们进一步来讲讲投资;今晚讲,“他把一切都赐给了我们。”现在,让我们祷告。
5

呐,主啊,我们聚集在这里,不为别的目的,只为谈论你,歌唱你,见证你,将荣耀和尊贵归于你的名。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的聚集;愿你伟大的同在临到,把神今晚对我们的一切要求都提供给我们。

我们的所求是在主面前走的更近,得着更多的救恩,有更大的经历,身体的医治,等等很多的事;主啊,你晓得这一切。不知道这点是否曾出现在我们的思想中,如果我们没有一位天父可以让我们去就近,那会怎么样呢?如果我们没有地方给自己卸压,如果我们没有拦阻罪的栅栏,那又怎么样呢?哦,我们将会成为一群何等可怜的人啊。
但我们很高兴,我们有一位良善的主,他满有慈爱,赐下他的祝福给我们。主啊,我们为这一切而感恩。尽管我们不能把这个正确地表达出来,但主啊,你知道我们的心。我们祈求,今晚我们的歌唱,我们的敬拜,我们对会众的讲道,都能在你的眼中蒙恩;今晚愿你来满足我们的一切所需,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

呐,明天早晨是主日学,明天晚上,是这禧年(我想是复兴)的结束。不是,我希望不是复兴的结束,而只是这次全会的结束。我希望的是复兴不断地继续下去。

呐,请你们全神贯注地听上一会,我想要在这个主题“一切”上讲一讲。我得有点象教导主日学那样来讲,因为,你知道,到目前我还不是一个传道人。所以我就必须尽我所能地去剖析这道,而且我这样做,确切地说,不是剖析,而是直到我相信,确实地相信了,那时我就知道我在讲什么了,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了我所讲的。耶稣说:“我们知道我们信的是什么。”我们有过了经历。
7

我想起了今天早上,那个在早餐会上跟我们一起交通的希腊神甫,他有一个何等美好的品性,正在寻求一些更深一点的经历。

还有另一个希腊神甫,是借着磁带被引向基督的。它的父亲是一个希腊正统教师,在希腊非常受人尊重。他来到这里是要完成它的学业,却得到了一盘磁带。一开始他还批评那磁带,但后来它却来受洗了,并领受了圣灵。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你不懂希腊文,因为我明白你连英文都不是懂得很好。”他说:“但如果有谁真正懂得希腊文的话(他就是一个希腊学者),你讲道的连贯性在希腊文中是绝对完美的,把经文都串在了一起。”那就是他受洗的原因。瞧?它说:“这里面有一个现象。我知道你不懂希腊文,但你把经文串在一起的方式,你组织经文的连续性就是在用希腊文。”
所以,我想请他过来,探访这个弟兄一下。他对这个弟兄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帮助。呐,请为我们祷告。
8

一切,我们不能说一切,但借着基督,一切都是我们的。如果神都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要把这个带给我们,如果我们愿意接受它,神岂不更愿意把一切都给我们吗?呐,我不能说一切,但我想要说的是所有这一切中的某一件事,我认为那是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被饶恕”,我喜爱“被饶恕”这个词,这个词的真正意思是“从罪中脱离”。

对每一个经历过从罪中脱离了出来的人来说,那是一个何等大的经历啊!
不是竭力借着某种的心理学方式转离,转身离开;而是被饶恕。那就意味着丢弃掉。永远不再有了,被忘记了。从某样事情上转身离开,你还会再转身回去的。就好像罪恶曾经被遮盖住了,但现在不是被遮盖住了,而是脱离了。罪恶完全脱离了,被放进了遗忘的海洋里,永远不再被记起了。我喜爱这点。
9

我知道在这讲台上不应当开玩笑,尤其是在五旬节的聚会中。但只是为了讲明要点,曾有人给我讲过,有一个年轻的女士,当她的爸爸读圣经,读到他的罪都被饶恕了的时候,他就会大声哭泣,大喊大叫;后来这个女孩结婚了,她搬进了城里,属于某一个形式化的教会,结交了很多会友。后来,这个女士邀请她的会友们去到她的家中,她为如何能让她的爸爸在这段时间里保持安静而绞尽脑汁,因为她爸爸的确是很情绪化。

所以,她说:“哦,如果我给他本圣经,他就会一直大声哭喊的。所以我知道只有一件事是我可以做的,我要给他本地理书,并让他到阁楼上,让他欣赏那些图画去吧。”
10

就在他们准备好要举行茶话会,或无论他们要做什么,就在那时,你知道,楼上发出了极大的吵杂声,尖叫,跳跃,滚动声,跳上跳下,大声喊着“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所有的女士都吓坏了,他们跑到楼上,他女儿从他手中夺下历史书,说:“爸爸,这不是圣经,这是本地理书。”
他说:“我知道,那天我在圣经中读到,我的罪都已经被饶恕了,都被放进忘记的海洋里了,被埋葬在了海中。而我在这本地理书里读到,海洋很深,以至于有的时候他们都找不到底。所以那些罪还在不断地下沉下沉。”
11

所以我认为这就是饶恕的意思:完全被抹掉了,不是放在一边,试一试,而是被抹掉了。消失了,不是放在一边,而是已经……借着饶恕,我们已经被释放了,不是借着心理学,不是借着一个教条,不是借着情感,而是借着各各他的大能,我们被释放了。我们被饶恕了,自由了。哦,自由是何等的美好,负担从你的肩头,从你的心中脱落了,你成了一个自由的人。

12

那天我有过一个经历。我认为我本不该在这里说,但我想说出来。五年来,我一直都有一个极大的重担,你们这里的人知道这个,这是来自联邦政府的。他们想方设法要找茬逮捕我。我在事工场上举行聚会有十六年了,他们追查回去找出那些人们在聚会中开给我的私人支票,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但我把它们转到了我的教会作开销用。

联邦政府的所得税官员说,那些支票是我私人的,不管我是怎么使用它们的,比如,某个弟兄在窗台上签了一张支票,上面写着几千美元,做海外宣教用。它签了支票后,钱就从它的帐户中支付给了受益人威廉·伯兰罕;我也签了字,把钱放进了我教会的帐户中。我们把每一张支票,每一笔钱,都带给了教会。
那官员说:“但当你签字时,支票就是你的了。后来你才转给你的教会的。”让你没有办法摆脱。就是那样。
哦,所以他们就在那里来来回回地抹黑。他们说要处罚我,因我对他们有不法行为,我有过那么多的聚会,他们要处罚我三十多万美元。
我说:“我可以一天支付一美元。我希望我能活得足够长,付清罚金。”但我拒绝了。我说:“我付过了税。”但还是那样。
他们说:“你还欠这个。”
13

哦,翻来覆去,他们花了很多年在找污点。我的圣经就翻开在这里,我这样说,有知道这事的人现在就坐在这里,他们没有发现我曾把一分钱用在我自己身上过,都是用在了神的国上。是的。

所以律师那天打电话给我,他说:“伯兰罕弟兄,政府准备妥协了。”经历了五年。我本可以让阿甘布莱特弟兄带着印第安纳波利斯的艾斯和米勒到我这里来的。但我不能离开美国。我受制于政府,这是一个联邦案件。我想:“哦,我到底做了什么?”
律师说:“哦,这就是你所做过的。你懂的东西多点就好了。”
这不是诈骗吗?因为我把钱放进了教会,只是因为人们想要签一张支票,他们不知道怎么把前转进帐户里。他们就写上了“威廉·伯兰罕”。
14

哦,当支票经过了票据交换所时,会有一个影印件留下来。所以,他们留存着每一张支票。而且他们也看到了我把支票又转存回了伯兰罕堂,用在了支付开支以及用于海外聚会等等上面。哦,翻来覆去。

后来,律师说,“你可以……他们想要跟你妥协了。”
我说:“哦,我不欠税。”
他说:“哦,现在是这样,伯兰罕弟兄,如果他们把你告上法庭,我相信你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机会。”又说:“他们无法起诉你,但他们想要把你告上法庭说你欠税。如果他们那样做,按照他们所说的,他们只有大约百分之一的机会,那就是支票上有你的名字,并且你也背书过了。因此,那是你的财产。后来你把它给了伯兰罕堂。他们可以搞出一个不利于你的案件。”
15

钱都被转存了,都存进了教会里等等,我们用的是一个无受益人的基金帐户。翻来覆去,高登林赛弟兄,今早也在这里,他站出来为我辩护,每个人都竭力要帮我。但还是无能为力。他们还是死抓住不放。

律师说:“这里有个办法,伯兰罕弟兄。”当他告诉我说采取什么样的办法来妥协时,差点把我吓死。
我说:“我不能那样做。我决不可以那样做。”
他说:“哦,这里还有个办法。我们可以接手这个案子,我们是你的律师。如果我们去到那里,处理这个案子,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告诉他们那些支票是主动赠予的,是不需要交税的。那你就只需要付继承税。那样就可以剪掉四到五年的税收。”
我说:“哦,天哪,我不想要那样做。我都差不多……这事未发生之前,我从未长过白头发。”我说:“他们只是竭力想要控告我,就象对一个骗子或一个贼一样。他们怎么能那样对待一个传道人,就是竭力要传讲这福音,并证明了是把钱用在了神的国上,为要让罪犯们回转等等,使这世界成为一个更适合生活的地方,并想要让你们如此去行;而烟草公司,威士忌,借着粗俗的电视节目以及那样的广告等等一切,用香烟以及其他的一切把癌症送入到你们里面,只是因为给政府交纳了营业税,却能够逃脱掉吗?这是不公平的。”我说:“这是不公平的。你们这样待我是不公平的。”
他说:“那是政府这么决定的。”
我说:“神会作出最后的评定的。那是真的。”所以我死死地坚持。
后来律师说:“伯兰罕先生,是这样的。”我为此而非常感恩。他说;“我们找不到任何有损于你名声的事,但如果他们真的要把你告上法庭,作为一个拥有你这样名声的传道人,去到法庭上,他们就会在全国大事渲染这事。”
我说:“然后会怎样?”
他说:“无论你被证明是多么的清白,在许多人心中,你仍然是有污点的。”
16

就象不久前在南方的那个宝贵的浸信会弟兄,有一个妇人说他闯进她的家中侮辱了她。你们都听说了这事。就发生在南方这里的某个地方,大约三年前,也许没那么长时间,那个传道人的会众为他作证,那事件的几天前,当天,以及好多天之后,那个传道人都是在一百五十英里以外的地方。甚至法庭都想要掉过头来,询问那个传道人是否想要起诉这个妇人,因为她是在诽谤一个传道人的名誉。

传道人说:“随她去吧。”
你看到那事很快就传遍全国了吗?很快人们就在各处毁坏他的名声,人们说,百分之七十的美国人说:“无风不起浪。”呐,那个宝贵的弟兄不得不整日被那种事拖累着,即便他跟这里的人一样清白。瞧,就是那样。
17

呐,他告诉我说:“需要很多钱来摆平这事。”我只有七十五美元,而他想要四万美元来支付律师费和付给政府。我说:“我做了什么事?”我就回家了。

我对我妻子美达说:“给孩子们洗洗脸,给他们准备好衣服。在我的余生中,我要做一个流浪者。”我说:“我不会那样做的。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如果我真的欠税,我累死也会还上的。但我不欠税,他们不能说我欠。他们不能证明这点。为要做到这点,他们花了五年时间了,但他们还是不能做到。”
她是一个非常冷静的妇人。她等了一会,然后走过来把手臂搭在我的肩头上。她说:“呐,等一下。记住,比利,如果你跑掉了,你就成了一个懦夫。他们仍然会用这个来刁难你的。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面对它。”
我进到我的内室中,我说:“主啊,我当怎样行?求你赐我一节经文。”
18

这段经文就临到了我:一次人们问主说:“我们犹太人纳税给凯撒可以不可以?”

耶稣就拿起一个银钱,说:“这上面的像是谁的?”
那人说:“是凯撒的。”
耶稣说:“这样,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而后,我看到,有一天他对彼得说:“我们不要惹怒他们。你知道,你口袋里有一个鱼钩,就是你一直带在身上的,只是为要纪念你以前是个渔夫。我在那条在水中的鱼嘴里放了一个银钱。你知道,神拥有一切。所以主说,”不久前,他们刚存了进去。下去那里,把钩撒下去,你钓上来的第一条鱼,打开他的嘴,那银钱就可以交税了。把银钱拿去给他们,作为你我的税银,这样我们就不会惹怒他们了。“
我说:“神啊,你仍然有鱼。”
我不知道我怎样能做到这点,但一个弟兄正坐在这里,这记到了我的帐上。我就去借了四万美元,并讲明分期在十年内还清,一年还四千美元。我不知道如何能做到,但神仍然有鱼。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主的。
19

我回到家,我写了支票,写完之后,我放在那里。我想:“所有以前的税都完全付清了。政府会就这样接受吗?”因此就在到这里来之前,我想我最好给银行打个电话。

我打电话给银行,出纳进去查看了一下。他说:“是的,他们接受了,比利。你自由了,你得到宽恕了。”哦,某样东西漫过了我身。我跑进屋里搂住了我妻子的脖子,我说:“亲爱的,我得到宽恕了,我自由了。旧账都算清了。现在不管神带领我去哪里,我都可以去我想要去的地方了,我自由了。哦,得到宽恕真是好啊,有些东西是我无能为力的。”
20

我的罪也是我所无能为力的。我生来就带有亚当的本性在我里面,但有个人宽恕了我。有一天他们把我所有的旧账都一笔勾消了,从那天起我就自由了。我真是高兴啊。

当人犯了罪,它就越过了那个大鸿沟,就是横在他和神之间的鸿沟。他使自己与神隔离了,都没有路可以让他再回来。他绝对是越过了那条远离神的鸿沟,根本就没有回头路了。但神满有怜悯,有奇异的恩典,接受了一个替代物代替了亚当,让他找了一个替代物,献上了一只动物代替了他的位置。血是唯一可以付清那代价的,没有别的东西能付清那代价。那时候就没有别的东西能代替,从那以后也没有别的东西能,将来同样也不会有。血,也只有血能付清。
21

起初,神决定要借着流血来宽恕人,神就不能再做出第二个决定来推翻他最初的决定。如果他做了,那么他的第一个决定就是错的,他不可能是错的而还是神。因此,他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流血的方式。神的决定是完美而永恒的,因为他是神。他的道是永恒的,他的决定就是他的道,所以它是完美的。你无法在这道上加添任何东西或删减任何东西。

从那时起,这道就是神与人相见的唯一敬拜场所。在那之前,神与人是在伊甸园里相见的,不需要血。但从那个时刻之后,神的决定就是与被宝血所救赎的人相见。那是神所认可的唯一敬拜场所。那也是神能与一个罪人(我们的本性都是罪人)相见的唯一场所。需要宝血作为祭物来再次把我们带回到与基督的交通之中,没有别的方式,绝对只有这一种。
22

从亚当起直到如今,人竭力要搞出自己的替代物,人想方设法,一直想要做到,从无花果树的叶子到教育,竭力要自己搞出一个替代物。亚当表达出了人的内心世界,人竭力要借着无花果树叶子搞出自己的回头路。从那以后,人们建造过高塔,建造过城市,建造偶像,建造文明,建立宗派,建立起科学体系,等等这一切。但结果还是一样的。只有宝血才被神所接受。

神只借着所流的宝血接纳人。敬拜的唯一地方,能越过那鸿沟的唯一方式,不是借着宗教组织,不是借着偶像,不是借着高塔,不是借着圣洁的场所,不是借着城市,不是借着任何东西,唯有所流的宝血。那是能回去的唯一方式。
传讲十字架,尽管它被人所轻视,但那是神所提供的方式,让罪人能进到与神的交通或是彼此的交通中。是的。
23

这么多年来,义人都是靠着神的决定而活的。义人从不争论,义人只准备要接受神的决定。他不想要为自己搞出任何东西。他只在乎神,他想要遵守神的决定。义人就是靠它而活的,一直都如此,因为义人就是靠着那种方式而活的。想要为它再弄出点什么,把某样东西注入到它里面,就是不义的,因为它会推翻神为我们所设立的敬拜程序,就是借着所流的宝血。

24

先祖约伯,他是如何……我相信《约伯记》是在摩西写出《创世记》之前就写成的,这是我的看法,它是圣经中最古老的书卷。约伯,当他接受了那血,尽管他的邻居还有他的教友都竭力要谴责他,说他私下里犯过罪,然而约伯知道他站立的很稳固,因为他已经做了耶和华要求他做的。约伯知道他已经带着真诚的心献上了祭物。

亚伯拉罕也是在血底下敬拜的。以色列人能与神相遇的唯一地方就是在所流的宝血底下。没有别的地方可以相遇。祷告献上了,感恩祭等等,都要在动物所流出的血下面。救恩能临到或能被带到与神的交通中的唯一方式就是借着所流出的宝血。
25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在尔罗·罗伯特的教会传讲这点。一个拉比,犹太拉比,我传讲的是“红母牛的七个条纹”,这使他大吃一惊。他过来讨论了这点。注意,当罪人去到会幕,那七条血的条纹代表着他必须知道有某样东西为他死了,走在他前面,在为他预备道路。

一个人要去与神交通,他就必须认识到耶稣基督的宝血,并知道耶稣的死将他的罪涂抹了,开出了一条路,能让他再次回到与神的交通中。他必须要认出来,必须要。
神只在所流出的宝血下与人相见,没有别的地方。不管我们怎样竭力要搞出路来,“哦,我属于别的这个,别的那个”,那都不管用。神只在所流出的宝血下与敬拜者相见。
26

神满有怜悯和恩典,正如我所说的,当人犯罪了时,他取了一个替代物,一只动物。让我们设想一下。让我们设想在旧约中的一个真正虔诚的犹太人,他认识到只要没有血给他,他就会被排除在敬拜之外。呐,他从他的圈中挑了一头真正好的动物,必须是一头真正好的动物,不能是一头生病了的动物,因为祭司必须先要检查那动物,必须是好动物。作为赎罪祭,一只羊要无瑕疵,必须要牵上去被试验;作为赎罪祭,耶稣也必须在凡事上被试验。

但这个祭司,一个犹太人一路走来,牵着他的赎罪祭走上来,为他的罪带来了祭物,他满心虔诚地把祭物献给祭司。他认识到自己犯罪了,他知道他错了,他就带来了这只动物,把它献给了祭司。当他献上时,他把手按在祭物上。他在做什么?他把自己同祭物连在了一起。你懂得我的意思吗?然后血溅出来,那个犹太人,他就可以走开并觉得称义了,因为他满足了耶和华的要求。
今天,基督徒的罪能得赦免的唯一正确方式就是带着他的祭物走向各各他,把自己与主联系在一起,然后,接受所流的宝血。在这世界上,没有一个教条能做到。在这世界上,也没有任何教育体系能做到。更没有任何科学方法能做到。只有借着接受所流出的宝血(他的替代物)走上前去。
27

呐,那罪人就走开了。那样做,他就遵行了耶和华的命令,所以他可以走开并觉得称义了,因为他满足了耶和华的要求。他做了耶和华所吩咐他要去做的。然后他就觉得称义了,借着信心,他接受了神的道。呐,现在要仔细听。他接受了神的道。他对他所做的一切事很真诚,他是真诚地照着神的道而行的。不管是谁嘲笑他,他都要去做的,因为那是耶和华的要求。呐,这真是美妙。然后他知道他称义了。他可以有那样的感受,因为他满足了耶和华的要求(就是指这道),他满足了神的道为要叫他称义而要求他去做的。

28

最后……呐,那一开始是很美妙的。但最后,它变成了一个家庭传统。我确信你们知道我的意思。犹太人上去献上他的祭物只是因为家人在那么做。哦,那成了一个传统。他上去说:“等一下,我相信我犯罪了,我知道,是的。哦,我要去牵一只羔羊,上去……”

瞧,没有为他的罪忧伤痛悔。只是一个仪式,带着他的祭物去献祭成了徒有虚名。他永远都无法从里面得到东西,因为他从未把任何东西放进去过。他也是照着道顺服了神的命令,但他没有进入到神道的真正含义中。他的顺服仅限于……但从基本而言,他顺服了;从真诚而言,他没有顺服。因此,那只是个仪式,在跟随一个传统。
29

我可以在这里停一下吗?你明白我为什么日日夜夜地反复敲打了吗?那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地方是反对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或各个宗派的。而是因为你们失去了那份真诚,就是你们本应当在敬拜中所拥有的东西。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家庭传统。

当我们去到教会,你说:“你相信重生吗?”
“是的,当然,嗯哼,是的。”
“你相信要在宝血里吗?”
“哦,当然,当然。肯定的,当然,我接受。”
瞧,对此不再有真诚了。当他去为自己的罪献祭并领受圣餐时,他做的很随便,不管他还是在抽烟,喝酒,跟别人的妻子鬼混,或是个举止随便的妇人。“若人不配吃主的肉、喝主的血,那就是在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我们已经失去了真诚。我们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我们不再象以前那样严肃地领圣餐了。
30

这可能适合于这个时代。有某些或是别的事,让我们甚至都不能在一堂聚会中保持清醒。在这里没有这样,但在很多地方,总是会有人拉扯我的衣襟,“嗨,嗨,嗨,我们还有某某事要做呢。”还有什么事能比就近神的道更重要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街头聚会,以前是老式的传道人站在那里,一直传讲到汗与血象那样混合在一起,流进了他的鞋里。而今天举行的街头聚会,只是一些的歌唱和很多其他的东西。弟兄,某个人想要带领大家进入到祷告中,为总统和别的人祷告,花上大约一个小时进入祷告中,而人们却转身走开了。这道才是最主要的东西,但有时,我们已经对这道失去了兴趣。
我欣赏那些见证,我欣赏那些音乐,以及其它所有的一切。但那不是焦点。需要传讲十字架。需要圣灵的割礼才能带来生命。我们就是在那里失去了真诚。应当有一段时间让我们注意到那伟大的真诚。一个人知道让这些事情爬进他的教会是错误的时候,却不去告诉他的教会这点吗?那深深的真诚在哪里呢?
一个传道人告诉我说:“你会毁掉你的事工的。”
31

呐,我们不再有真诚了。看起来对它没有多少的兴趣了。现在,本当是在这禧年的时刻,在我们知道并相信了这些事情之后,在什里夫波特这里本应当像一把电锯一样嗡嗡作响。监狱应当是挤满了人,一直挤到了窗外,都在传讲这福音。街头巷尾应当是满了人,在为神的大能做见证。

然而,我们说我们相信。但我们失去了本应当有的真诚和热心来接受这道。呐,这是事实。正是如此。我们永远都无法回头,直到我们去到那样的地步,直到我们感激神为我们所开的出路,然后呼召我们进去,并借着他的灵和他的道向我们证实,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确据。
32

看到教会处于这样的境地真是令人悲伤。不是我有意与教会作对,你们都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呐,没有了忧伤,只有形式化的外表。以色列人也同样使用神的道和命令。

今天教会从圣经里取出各样的东西来,但里面却没有了真诚。
当以色列人开始拿过神的道和命令来,使其成为了一个仪式时,那就不讨耶和华—那命令的赐予者的喜悦了。他们使神的道成为了一个仪式,就在那同时,那个大能的先知以赛亚出场了。读读以赛亚书第一章,神把他差给了以色列人,他们却恨他,而且最后把他锯成了碎片。
但他怎么做的?他抽打他们。他说:“神拒绝了你们严肃的节期。”他说:“被神所厌恶。”那是什么?神为他们所定的节期,月朔,安息日,所献的赎罪祭等等,神把那一切赐给了以色列人,他们却从中搞出了传统。是的。
33

哦,教会,你看到是什么才能使一个传道人的心破碎吗?神把五旬节赐给了我们,我们却从中搞出了一个传统。真诚从教会中消失了。哦,感谢神,我不是说所有的真诚。不是所有的真诚都消失了,但大部分的真诚已经失去了。人们再也听不到了。他们也不想要听到了。他们宁愿要某个更加优雅的人。他们不想要真诚。哦,以前的那个时候怎样,现在也是完全一样。

但神把以赛亚差给了他们,他毫不留情。他把他们所做的事告诉了他们。你们回家后,读读以赛亚书第一章,听听先知所讲的,他告诉他们那是腥臭的。换句话说,神不想要他们发臭了的祭物,一个那样的祭物。他们,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玷污了他们的祭物。他们把它玷污了,因为他们是毫无真诚地带着那祭物进到里面的。他们得不到任何的果效。
他说:“你们的传统。”带着传统走上去,却失去了他诫命的能力。
34

呐,今天,因着我们自己的传统,我们敬拜的大能正在被我们的传统所取走。我们说:“那是指卫理公会和浸信会。”那是指五旬节派。那是指我们所有的人。你的传统失去了大能,并不是因为你没有去做那事。是的。

他们说:“耶稣说信而受洗的人必然得救。”是的。但我们从中搞出了一个传统。他们在神的面前是发臭的。你明白原因了吗?敬拜者来做那事,他那样做只是为了一个形式。
因着做同样的事,我们也有罪了。我们从中搞出了一个形式,尽管那是神的命令。
35

比如,就在最近,当我们的运动开始时,神开始把一些东西加给了他们,我们却拿过它来,使它成了一个传统,它就失去了能力。不再是把弟兄之爱聚在一起,而是分割弟兄之爱。有时候,你那样做只是为了一个传统,却没有真诚在里面。你进入神的节期必须要带这真诚。没有了真正的真诚,没有了真正对罪的悲伤……

人们上到祭坛来,很多人带的是一些的音乐,跳几下舞,拍拍手掌,也许在过道里跑上跑下,也许只是说方言。呐,我相信说方言。我相信在过道里跑上跑下;我相信拍手。但如果在那后面不是某些的情感,如果带着耶稣基督洁净了你的真诚;你做那个不是因为琼斯小姐那么做,你做那个是因为有什么东西在你里面跳动,为你的罪伤痛,在你祭物的复活中得享胜利的欢乐,并有了永恒安全的证据。在那种情形中,你怎么还能不真诚呢?
36

我相信一个人会呐喊却是没有得救的;我相信他会跑却是没有得救的;我相信他可以说方言却是没有得救的。我相信他可以做所有的那些事却是没有得救的。但你不能把每一个那样做的人都归到一起。另一方面的人说:“那什么也不是。”

但有一些人那样做却是真诚的。这些人拥有真实的果子,因为他是在相信所洒的宝血的基础上真诚地进入到里面的。他得到了正确的东西。但其他的人只是在愚弄。有太多愚弄的事在发生了,有太多的模仿,属肉体的模仿,属肉体的对比。
37

如果你要来寻求圣灵,就让神在你对他所拥有的信心上添加上德行,再添加上弟兄之爱(彼后1:7),直到你被建造成完全人的身量,最后的一步是爱,就是神,圣灵,把你印进你永恒的归宿。

你无法模仿。你可以模仿它,但正如我昨晚所说的,就像是一只山鸡把几根孔雀的羽毛插在自己的翅膀上,说:“瞧,我是一只孔雀。”他只是添加上去的,硬塞进去的。如果在他里面有某样东西,使那些性情涌流出来,他才是一只孔雀。是的,但有些人想方设法要做点什么事来看起来象别人,或是模仿别人,因为他们以为他们得到了。你看到那导致了什么吗?那把我们又带回到了一种形式化的外表当中。需要血,生命来点亮并燃烧你的生命,是的。
38

以赛亚传话给他们说:“神说他掩面不顾你们的祷告。你们徒有形式化的外表,那也的确是真实的。你们所做的是照着神所告诉你们的,但你们却没有带着真诚在做。你们日日夜夜地大喊大叫,但神说:’你们的献祭在我们面前发臭,我不会再接纳。你们在这样的境况下祷告,我将对你们掩面。’”

哦,神啊。如果人们能思想到这点,那就会引发一场五旬节了。神说:“尽管你们在这道中是正确的。”但如果你们不带着爱和真诚去做,神说他就会掩面,也不会听你们的祷告。瞧?的确是那样的。
39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讲的是旧约里的事。”好的。让我们来看看新约,提摩太后书3章。圣灵警告我们,在末后的日子里教会将会离弃真诚和信心。他们只有敬虔的外表,却否认带着正确的东西而临到的大能,徒有敬虔的形式,却否认临到的大能。是的,先生。

神恨恶一个没有能力的宗教。今天,任何没有基督在里面的宗教都是没有能力的。但任何有基督在里面,是在神自己的宝血下的宗教,就有能力在它里面。你说,神恨恶一个没有能力的宗教吗?神说:“你们严肃的节期是发臭的。”我猜他肯定恨恶。他说:“这使我恶心。”
记住,他告诉这个富足的老底嘉教会时代,“因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换句话说,你使我恶心。),我就要把你从我口中吐出去。”我们已经到了这个时代。神啊,差给我们一个以赛亚,把这些东西砍成碎片吧,把这一切摆在百姓面前,大声呐喊,不留情面。你们以为他会被人所接受吗?肯定不会的。但他还是会一样呐喊。严肃的节期,已经发臭。神恨恶没有能力的宗教。在宗教里面必须要有能力;必须要有真诚,真诚会带来能力;真诚会带来真正的敬拜,不是形式,而是真正敬拜的大能,晓得你已经是出死入生了。
40

神想要借着他的大能来行出他的道,当教会否认他的大能时,他如何还能运行并印证他的道呢?当教会把它解释掉了,说它是给别的时代的,等等,神想要成就自己的道,但他怎么能在人们当中,就是否认他能力的人们当中运行他的道呢?他们已经进到了一切的仪式中。瞧?

这就是问题所在。神想要借着圣灵来运行并印证他的道,而教会却想要表演。他们不得不否认圣灵。他们想要靠表演来搞出一个大的组织,另外还有什么?召集会员,想方设法地为罪人、酒鬼、酿私酒的之类的人施洗,并把他们带入到教会的身体中。难怪启示录17章说那个老淫妇,她也有许多的女儿,她身上满了名号,亵渎的名号。教会,或说女儿,她的女儿取了各种名字。
只要人们加入教会,就说他们“得救”了,那是一个亵渎。呐,我知道英皇钦定本圣经里说“亵渎的名号”,但你查考一下原文,看看它是不是这样的。原文是说“不敬神的名号”。那是有很大区别的。她满了那些名号。从她里面出来了九百多个不同的组织,有太多不敬神的名号了。偏离了,借着某些人造的传统,偏离了真实的敬拜,不再有大能了。
41

你说:“哦,我去到那里时,那里满了神的大能。弟兄,整个屋子的人都在灵里跳舞,”却没有足够的信心让牙疼得到医治。你还称那个是能力?那不是能力。那是祝福。祝福和能力之间是有很大区别的。神会将他的祝福将在义人和不义的人身上。阳光……瞧?朋友们,我们必须要回到真理上。我们必须要回到神所认定的事上。他怎么说,他就怎么认定。瞧?他拒绝了他们的祷告,曾掩面不听他们的祷告。

42

瞧,朋友们。如果神连做了那事的原本的树都不顾惜,更何况是那接上去的树呢?

我必须要真诚。我们必须要做正确的事。神想要运行并彰显他的圣灵,在他的教会中运转。教会却想要运行并展示它的教条来增加会员。这就是差别。
从一开始,神就想要差来他的圣灵,即教会的引导者;他应当那样做。人们能阻止圣灵运行的唯一方式就是弃绝他。当你弃绝了圣灵,你就将大能从运行中拿走了。就只剩下了一个死的空壳。“字句叫人死,灵叫人活。”瞧?是的。
这就好像一台机车安放在铁轨上,所有的车厢都锃光瓦亮,穿着得体的人们已经坐了进去,然而机车里却没有蒸汽。那些事又有什么用呢?
43

几个星期前,我正在……大约是八个月前,或更久一些,一天晚上我看见了一个异象,有两个人,一个在一间酒吧里,另一个在另一间里,他们正在对这他们的会众讲话,两个人彼此大呼小叫。最后,他们在纽约的一条大街中间相遇了,好像挖了一个洞,他们跳进那里,一个就把另一个杀害了。我说:“有人要被杀害了。”他们都是高大英俊的年轻人。之后过了一个月,两个大奖赛角斗士在打豁免赛,一个把另一个杀了。

几个月前,我们正坐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小房间里,我走过去告诉我的儿子,妻子和儿媳妇他们说:“两个小时前,有事情发生了。我看到了一个年轻女士,一个漂亮的妇人,她的嘴唇有点厚,看起来好像是我在某个地方见过她。她正设法要去看医生,但她去世了。
圣灵就对我说话,他说:“呐,人们会说她是自杀的,但她是死于心脏病发作。只是稍微差一点就到四点了,但你可以说是四点钟。”异象就离开了我。我告诉他们说:“那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某个人就要去世了。”
两天后,当我们从山里出来时,那个电影明星(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来着?)玛丽莲·梦露,她有点是个脱衣舞女,你们都读过她的故事。她是个私生子。她妈妈在精神病院。也许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度过了艰难的一生。她总是渴望这某样东西。我真希望我能见到她。我知道她需要什么。我知道她的需要。尽管她加入了教会等等。但瞧,那只是徒有虚名。她需要涂上那宝血。瞧?
呐,我猜在这个国家里,没有一个色魔不认识她并拥有她的照片的。据我所知,她本应该成为这个世界上成就最高的女人。巴不得那个解剖学是如此伟大,以至于看到……当生命离开了她的躯体,他们必须给她一段时间把她安放在一个房间里,没有人可以再碰她的躯体。什么才是重要的部分?是魂还是躯体?瞧,我们必须在这些事情上真诚。神要求了,就必须要有。
44

注意。呐,弃绝了圣灵,他们只接受形式化的东西,有敬虔的外貌,但却否认神的大能。他们照搬各种各样的使徒信条,以及象那样的东西,把很多神的道和很多不是神的道的东西搅和在一起。然后他们……我的意思是神的道。虽然做了这一切的事,然而却进入了一个形式化、徒有外表的形式中。里面没有任何大能,是死的。只是一个空壳,就象那个女孩的躯体一样。生命已经离开了,躯体没有用了。没有人想要它。生命离开了。瞧?

生命才有真正的意义。不管你积蓄了多少今世的财富,你属于多少个教会,但你的魂境况怎样呢?在你里面的生命又如何呢?它与神和好了吗?神为要把人类带过那个大鸿沟去到自己面前,作出了那个伟大预备,只有接受它才能与神和好。那个预备就是耶稣基督的宝血。没有任何教条能连通那条路;也没有任何宗派能做到。没有教育,没有科学,没有任何东西,只有耶稣基督的宝血,这是那个唯一能架起桥梁的东西。
45

呐,以赛亚告诉了以色列人,他们已经借着他们的传统玷污了替代物时,神就向他们证明了,神弃绝了他们的祷告。以赛亚是个先知,他们的传声筒,因为祭物只是给以色列人的。

但后来,又有一位伟大的先知出现,他名叫约翰,他出场了。我们都知道他是施洗约翰。他不仅是把以色列人,而是把亚当所有的族类都指向了一位能除去世人罪孽的羔羊。以色列人玷污了分配给他们的那段时间,因着他们的不敬虔和形式化的举动,神停止了行事。后来,神差来了另一位先知来介绍了另一个时代和另一只羔羊。那就是能除去世人罪孽的、是给亚当所有族类的神的羔羊。不久之后,那羔羊就被钉在了他的十字架祭坛上。他被钉死在各各他山上。为了什么?为要使罪得赦免,不仅是给犹太人的,而且是为凡所愿意来的人。
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能洁净一切的罪。不管我们能背诵多少的信条,仍然是必须要把宝血涂上才能除罪。借着对这道的信心,借着相信这道是真实的,你就会把血涂上;然后你就知道他会对你作出回应,你也认识他,你认识他是因着你真诚地遵行了他的道。
46

呐,如果你们任何人,或在各处的任何人,还觉得身上有罪的重担,我们仍然有羔羊。让我们不要玷污那个计划。那是能除去世人罪孽的羔羊。那是神为罪人提供的唯一方式,就是耶稣基督的宝血,是给你,给我,犯罪的女人,男孩女孩的。

我们必须借着信心真诚地来就近他,并借着信心按手在他的头上,使我们自己跟他连在一起,看你自己是死的,呆在那里直到出现了果效,直到在各各他所洒出来的宝血涂在了你的心中。然后负担就去掉了。瞧?“我的重担已卸下。”然后你就自由了。神的儿子使你自由,你就真自由了。
不在乎我们不能拥有我们过去所拥有或应当拥有的东西。我们没有照着神为我们所提供的真诚的方式来就近他。我们不想要玷污这程序,你知道。它也不可以被玷污。即使别的地方被玷污了,但神会从他们身上把它除掉。
47

就象不久前我所读过的一个故事。一个老船长在海上航行,他很快就要活过他那还活在罪中的生命了。但他曾听说过圣经和神。他躺在那里快要死了,他说:“这里有人可以跟我讲讲圣经吗?在我们的船上有圣经没有?”他等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想到了神,但神满有怜悯和恩典。

他们就在船上找到了一个男孩,他有一本圣经。船长告诉他说:“进来,孩子,坐在我的床边,读圣经给我听。
那个少年人就翻到以赛亚书53:5,象这样读经文:“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这个少年人转过身来,他说:“船长先生。”
船长说:“什么事?孩子。”
他说:“让我用我妈妈以前读给我听的方式读给你听吧。我是照着圣经所写的方式读给你听的。但过去妈妈是用这样的方式读给我听的。”
船长说:“读吧,孩子。用你妈妈读的方式读吧。”
他说:“过去妈妈常把我抱在她的膝盖上这样读:’哪知他为威利·普瑞特的过犯受害;为威利·普瑞特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威利·普瑞特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威利·普瑞特得医治。”
那个老船长说:“我真希望我也有一个象那样的妈妈。也许我的名字也可以这样被读进去。”
那个少年人说:“等一下,船长。”他说:“让我来把你的名字读进去。哪知他为约翰·考特的救恩受害(阿们);为约翰·考特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约翰·考特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约翰·考特得医治。”
一道光闪过了老船长的脸庞。他说:“合上圣经吧,孩子。我明白了。”
当你可以把你的名字读进那里,“哪知他为威廉·伯兰罕的过犯受害;为威廉·伯兰罕的罪孽压伤,”那时就会有平安临到。但那不是一个大规模的事情,那是给我的。那是给个人的。我被包括在了里面。因他受的鞭伤,威廉·伯兰罕得医治。“那时,情形就不同了。
48

这里还有另一件关于饶恕的事是我想要在这里讲讲的。那就是,我们接受了我们的饶恕之后,我们就接受了随之而来的圣洁。呐,如果你只是装作好像是你得了饶恕,你是得不到圣洁的。

呐,你说:“你能证明这点吗?伯兰罕弟兄。”
把这点记下来,在希伯来书第九章,从11节到15节:“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如果你真正蒙了饶恕,那些负罪感,那些欲望,就离你而去了。都没有了。圣洁总是伴随这真正的饶恕。所以如果我们声称被饶恕了,却仍然不圣洁;而饶恕却会产生圣洁,我们怎么能声称被饶恕了呢?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洁净,圣洁的东西会把你从什么地方带出来呢?会洁净你脱离一切跟形式化有关、死掉的、传统的行为(阿们。),洁净我们脱离已死的传统。当你圣洁了,脱离了那些,你如何还能呆在那些已死的传统里呢?呐,你们读读希伯来书9:11,看看这是不是对的。当我们被耶稣的宝血所饶恕时,我们就从已死掉的、形式化的行为上脱离了,因为有圣洁的大能会伴随这饶恕而来。我们得了洁净,脱离了我们所有的死行。
49

呐,当我们那样做时,我们就可以用正确的方式来领受圣餐。我们领受圣餐是为了纪念他,纪念他是我们的祭物。我们纪念他是我们的平安;纪念他是我们的圣洁,纪念他是我们的洁净,纪念他让我们跪在十字架前,不再是喝得半醉,不再生活在淫乱中,不再有怨恨、仇恨、争竞;我们借着信心跪在十字架前、在他的脚边接受他的饶恕。我们要在那种的境况里,带着真正的真诚去领受圣餐,而不是只是说“我想要去。”你去是因为你带着深深的真诚。这是死亡和生命。是的,先生。你去,不再是纪念你的传统,而是你已经从罪中得洁净了。

有一个地方。当你真诚地跪在那里时,卫理公会弟兄,浸信会弟兄,一神论弟兄,二神论弟兄,三神论弟兄,如果你真诚地跪在那里,你的传统就消失了。是的。三位一体,一神论,浸信会,就都被洁净了,都成了神的儿子了。传统和争吵就结束了。你就永远不会在思想它了,因为你是洁净和圣洁的。瞧?你们是弟兄了。不管传统再说什么,你也不会再跟他们有任何关系了。你们是在同一个十字架下,在同样的根基上。你们是骨肉兄弟了。哦。
50

那正是我为之而奋斗的;那正是我为之而努力的。不是我有反对浸信会、卫理公会的地方。是那些宗派的体系把我们弟兄分割开的。是传统使他们拿过神的道来,并把道变成了一个传统,说:“我们相信在宝血里能得洁净。”然而却称一个人,一个弟兄是“圣滚轮”,并且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

当一个人去到各各他的十字架脚下,纪念耶稣受死是为了拯救他,并借着信心使自己跟十字架连在一起,当一个弟兄站在这里时,你就不会再看这属地的标志,肤色,信条,或别的东西。他是一个弟兄,是的,先生。传统和争吵都结束了。你们可以团契了。
51

这就是方法,是你能得饶恕的唯一方式。你能就近神的唯一方式就是透过宝血借着十字架。当你那样做时,你就被洁净了,从传统和死行中脱离了。

我不可能使每一个人都成为浸信会信徒。如果我是个卫理公会信徒,我也不可能使所有人都成为卫理公会信徒。如果我是一个五旬节派组织的人,我也不可能是所有人都成为一神论,也不可能使他们都成为三位一体论、神的会的,或是别的。不,先生。人们不会那样做的。但有一件事(我相信可以那样做到),就是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可以使所有的人都成为弟兄,我们都可以才同一个十字架下相遇,纪念我们的赎罪祭。神会接受他,而且也单单接受他。
52

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我读到的一片文章,我要结束了。有一个男人和他的妻子想要分道扬镳。他们开始彼此争吵、挑刺、埋怨。他们根本就无法相处。他们几乎都无法共同在一个家中生活了。所以他们决定要离婚,他们申请了离婚。而后,他们达成了协议要在家中碰面,分掉他们的东西,这样就不需要通过法庭离婚了。

他们聚集到一个房间里,把那个房间里的东西分掉了,然后是下一个房间,又分掉了那个房间里的东西。最后,他们去到了一个地方,他们去到了阁楼上,搬下来了一个旧箱子。当他们开始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并分成两堆,他们彼此盯着对方,“你别想愚弄我,如果你那样做,我会把你告上法庭的,”就象一些传统的基督徒所做的。
过了一会,他们看到了一双白色的小鞋子。爸爸把它拿了起来,妈妈也把手放了上去。他们彼此看着对方。过了一会,他们拥抱到了一起。为什么?一个曾经是属于他们的小女儿,那是他们所共同拥有的东西。事情就结束了,不再要离婚了。他们又彼此拥抱在一起。他们有了共同点。
当浸信会、卫理公会、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弟兄们,当我们都去到十字架,看到我们多拥有的共同点时,那就是使我们得洁净的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就可以拥抱基督,他也会拥抱我们,我们就可以在耶稣基督的宝血下一起团契。那是我所知道的唯一方式。让我们祷告。
53

主耶稣,我从未找到过一双鞋子,但有一天我找到了一位救主。我爱他,他也爱我。当我看到这些传统出现,看起来不是给人信心,而是拉着人们偏离那基督信仰的真正、最基本的根基;拆散借着宝血而来的团契,那就使我的心伤痛。

主啊,这些年来我竭尽全力。现在我年纪也大了,但却不疲倦。主啊,我仍然是在爱里。我爱你,我也爱我的弟兄,因为你也爱他。愿我有幸能活到那日子,看到我们所有的人都能聚集在十字架的周围,不再相互争吵了。麦壳要被焚烧掉,但麦粒要被收在仓里。主啊,求你应允。
父啊,如果今晚在这里还有什么人,从未思想过这点,也许他相信的是某个信条,或相信某种情感,但透过他们里面所反映出来的东西来看,借着他们的生活方式、行为、做事,他们仍然能感觉到罪的重担,主啊,今晚,我能否有这荣幸把他们带向十字架呢?主啊,求你应允。我想要把我们都能站立在其上的根基指给他们看。主啊,我把他们交托给你。
54

当你们低着头时,你是否感受到了那个你所想摆脱掉的重担呢?它不断在你里面压着你吗?虽然你加入了教会,你竭力要做正确的事,然而你还是无法摆脱掉它呢?请你举起手来。我不会要求你上来的。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哦,神祝福你;所有在这房子里的人,神祝福你们。
“伯兰罕弟兄,我感觉到了那个重担。哦,我竭力要把它从我身上抖掉。我竭力要把它从我身上喊叫出去。我竭力要加入教会,逃脱掉这个。伯兰罕弟兄,但是它还是在那里。”
现在,让我们甜美地去到各各他,不是去到某个组织,不是去到某个体系,而是让我们去到各各他,在那里,让我们一起把我们的手放在那赎罪祭身上。那样我们就有了共同点。
你注意到祷告队列没有?不管他们是浸信会的,卫理公会的,长老会的,神从不偏待人。为什么?他是为他们的过犯受害的;因他的鞭伤,他们得医治。他就是那能除去世人罪孽的羔羊,我们都跟这罪有份。现在,当我们祷告时,你不愿意接受他吗?
55

天父,这么多的手举了起来,今晚,这些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们的心和胸怀都很沉重。他们发现了一双小鞋子。他们知道在他们的生命中有些东西不对劲。只有一种东西能将它归正,就是那流自各各他的血泉。

现在我们凭着信心来就近这所流的宝血,将我们的手按在这流血的祭物上。我们感觉到他的肉身在我们里面撕裂,我们感觉到那荆棘和钉痕。借着信心,我们来就近你。
我看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不是他必须那样,而是他愿意那样去做。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主啊,我的名字在那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他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主啊,今晚,我们高兴而庄重地接受它。我相信这点,我庄重地接受它,我相信它。
主啊,奉耶稣的名接受它们,就可以进入你的国度。圣经说:“接受的人,就赐给他们权柄,做神的儿子。”主啊,所以我相信你会接纳的,因为你……不是我们应当去到祭坛上,搞出一个仪式,而是带着真诚,我们相信这点。我们接受这点以进入这至高无上的道中,进入他丰盛的大爱中,进入他恩典的团契里。主啊,我们接受这个。我接受这个。使我不知道别的,唯有耶稣宝血。主啊,拯救并医治每一个破碎的魂。我奉耶稣的名祷告并把他们交托给你。阿们。
56

呐,对于那些你觉得已经去到了各各他,并且你相信这是真理,但你还从未照着基督徒的方式受洗的,过一会在楼下将会举行一场洗礼事奉。

时间可能比我以为的更迟了。然而我已经引用了以赛亚书50章,不,是53:5,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你们相信这点吗?他为我们的罪孽压伤。你们相信吗?那使我们得平安的刑罚,这刑罚本应该是我们受的,但现在我们拥有平安,因为他为我们受了刑罚,我们的责罚落在了他身上。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身体上的医治。
你们相信这点吗?你们接受它吗?你们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你们相信写出了这道的神总是会伴随着他的道,看顾它并确认它吗?神会持守住道的。你们相信道吗?那你们就仰望各各他。几分钟前你曾仰望那里寻求救恩,现在要仰望各各他寻求你身体的医治,你要相信。
57

这里有一个孩子躺在担架上。我希望我能医治他,但我不能,医治已经成就了。这里坐着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他也正坐在轮椅上。我希望我也能医治他,但我不能。那里也有一个妇人坐在轮椅上。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问题,但我无法医治他们。医治已经完成了。瞧?

会众中有人患有心脏病,癌症,就要死了,无能为力了。我希望我能医治你们。你们相信我会吗?肯定会的。如果我拿来一个四方框,把它摆在大街上,用我的鼻子推着它走遍全城,每一个人都嘲笑我,却能看到你得到医治,我也会去做的。神知道这点,我肯定会去做的。但我不能,因为你们已经被医治了。神差我来是要把你指向那医治已经为你成就了的地方。
58

现在,要带着真诚来就近它。那个在井边的妇人带着真诚看着耶稣,那时耶稣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先生,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的没错,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了,现在跟你生活的不是你的丈夫。”
她就真诚地说:“先生,我相信你是个先知,呐,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到时,他要做这些的事,把这些事显给我们看。但你又是谁呢?”
耶稣说:“我就是他。”这个妇人就带着最深的真诚接受了他。
59

那个得血漏的小妇人花光了她所有的钱财。她去绝不是为要碰运气。她已经在医生身上花光了所有的钱财,但没有一个医生能帮助她。她真诚地来相信,不仅仅是说“某个人得到医治了。”据我们所知,没有别人曾得医治过。她开始行动。她说:“我非常相信那个人,如果我触摸到了他的衣裳繸子,我就会得痊愈的。”

她不只是那样说说的,她相信。她对此很真诚。难怪她付上了她在教会的会员资格的代价。她付上了很多东西,但她是真诚的。她下定决心要那样做。他的真诚触摸到了耶稣的衣裳繸子并停住了他的脚步。耶稣环顾四周,他说:“谁摸我?”
当时彼得责备他,他说:“所有的人都在摸你。”
但耶稣说:“我觉得虚弱了,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他看着会众直到他找到了那个妇人并告诉她说她患有血漏。那个妇人就觉得她身体里的血漏止住了,从那一刻起,她就得医治了。
60

呐,他才是那位献出自己的生命并为着你的医治而受过鞭伤的。那代价已经付上了,神接受了他。他们的罪都去掉了。神接受了他,借着使耶稣复活让我们称义,并证明他接受了,不仅是他在十字架上的死,而且还有他的复活,现在又差来他的圣灵,为他的道做见证。我们怎么还能怀疑呢?

如果你生病了,圣经上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他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的大祭司。在这个伟大的时刻,我也遭受过疾病的痛苦。我是你们的亲密朋友,我是你们的弟兄,我知道生病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借着信心去到那隐秘的所在,触摸到他的衣裳,说:“主耶稣啊,我真诚地上来,主啊,我对此是真诚的。你知道我的心。你告诉我说我可以触摸到你,你是大祭司。我来就是要触摸你。主啊,让我摸到你吧。”
就会有东西锚定回来说:“你得到了。”
“主啊,感谢你。感谢你,我的救主。我相信这点。”
你永远不要离开那个柱子,那是你的。
因此,如果主复活了,今天他会做他活着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吗?你相信他是活着的吗?“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因此,他是活的。那么,如果他活着,他就跟他过去是一样的。对吗?现在,你们要相信。
61

呐,不要……现在我告诉你们要关注在我身上,但我不是指用这样的方式,我指的是用那种方式,就象彼得和约翰对美门口的那个人所说的:“看我们。”瞧?那是指留意我所说的话。你们要相信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理。

让我们对这事做一个测验,看看它是不是正确。“证实所有的事,”圣经说。我无法让神这样做,但他应许过要这样做。这就是我所持定住的地方。他应许过他要这样做。“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那相信我的人……神知道我相信我多年前就已经去到过各各他。我相信神持守他的道,你们也是这样相信。
62

如果我能医治这个孩子,我肯定会做的。但我告诉你(是你的孩子吗?),我医治不了。即使是耶稣穿着这身西装站在这里,他也无法医治。今晚,他会问你是否相信这道,“因他受的鞭伤,你们得医治。”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没有做够的信心。”你有没有听主说过如果你拥有象芥菜种子那样大小的信心?芥菜种子大小的信心是无法行神迹的。但如果你牢牢抓住它,它就会把你带出来的。瞧,只要锚定住,就是那样。
那个患有痉挛的,如果你相信神会使那病痊愈,他就会做的。你愿意相信吗?你愿意接受吗?神啊,求你应允。
你,你背上有一个骨头断了,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但那正是你的问题。我无法医治你,但你无法隐藏你的生命。你愿意接受吗?如果他知道那个妇人的问题是什么,如果他知道这个和那个问题是什么,他就仍然是一样的。你们相信吗?你们接受吗?
你又怎么样呢?女士,你患有多发性硬化,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呐,你应当是患有风湿或别的疾病。你无法隐藏你的生命。你要相信,因为他为你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你相信吗?这的确是主所说的。
63

坐在这个角落里的人,他患有胃病,并伴有并发症。他不是本地的,他来自德克萨斯州。你相信神知道你吗?我不知道。如果那说出“你名叫西门”同一位神也说出你的话,这会对你有帮助吗?

萨蒙德先生?呐,倘若你能信,你可以回到德克萨斯州去,你的胃病就可以得痊愈。
这里坐着的这个人正被窦病所搅扰,我认识他,也从未见过他。他是从什里夫波特来的,华莱士先生,你相信吗?这是真的吗?请举手。倘若你能信,你的信心就会使你痊愈。
坐在后面的那个妇人,她患有精神分裂。她还有一个孩子跟她在一起,他有智障。我不认识她,也从未见过她。而且她不是本地的。但她相信我和我所说的这些话。他是从阿肯色州来的,是从阿肯色州的霍普城来的。她名叫米斯·杰克逊。女士,你相信吗?去得医治吧。
这震动了会堂最后边的一位女士,她带着一个无法正常去上学的小男孩。她也不是本地的。他是从密西西比州来的,斯朱洁小姐,若你能全心地相信,那个小男孩就会得痊愈的。你若能信,凡事都会发生。
一个上了年纪的小妇人正坐在这里,她得了癌症,快要死了。米妮,你相信你会得痊愈吗?要信靠主。我挑战你来相信它。
格瑞斯先生,你患有肺结核,刚从医院里出来,若你能全心相信,就必得医治。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他。
64

这是什么?把你的名字放进去。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你们相信吗?那么,他的同在就在这里。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如果他那样做了,就证明他就在这里证实他的道。现在,我们的过犯因着真诚而被赦免了。我们的罪孽除掉了。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我们与神和好了。他的鞭伤医治了我们。神向我们证实我们得赦免了。

神怎么做的?接受那种的真诚,看顾着那个人锚定在十字架上。求你眷顾这些人,不管是谁。我又看到了另一个人,只要继续相信。
让我问你们一件事,你们是全心地相信吗?耶稣说:“这些神迹要随着那些信的人。”有多少人相信?那么如果你是一个信徒,就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你就跟我一样是他的孩子了。
这是什么?这证实了神就在这里。哦,现在难道我们不能真诚地进到他的道中,进到他的同在中吗?在审批的日子,也是这同一位神要审判你。
65

哦,神啊,今晚求你怜悯。我祈求你,天父,你是蒙福的圣灵,永活的基督,不是一个偶像,不是一座城,不是一个传统,而是从死里复活的永活的基督,当他在他宝血的大能中被传讲时,来荣耀他的道和他的复活。

这些人是信徒,你给出的最后使命是:“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主耶稣,我正跟他们一起祷告,我在十字架下,他们也在十字架下,我们有共同点。耶稣基督的宝血就在这里,神的儿子也跟我们一起在这里,并亲自证明了他就在这里。我们把手按在他颤抖的身体上,我们接受我们的医治。
撒但,现在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从这里出去,离开这些人,让他们可以借着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离开这里并得痊愈。
66

我相信他,让我们一起来说,我相信他,我接受他。现在,叫出你的名字,因他的鞭伤,跟我一起说,因他的鞭伤(加上你的名字),威廉·伯兰罕得了医治。结束了,不再有了。做出了应许的神现在就在这里要确认这应许。

耶稣说:“父怎样差遣我,我也怎样差遣你们。”差他来的神与他同在并在他里面。他说:“如果我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同样,如果我告诉你们的不是真理,主也不会支持它的。但神差遣了他的门徒,并降神的运行差到了地上,神与它同在并证明了他的同在。这些蒙了应许的迹象证实了他的同在。我们正处在耶稣基督的同在中。
67

我接受你的医治,我接受它,我不管现在发生什么事。我看的不是那个,我看的是你锚定在彼岸、锚定在十字架上的信心,就是你把手按在你的祭物上的地方。回去并相信它,你就必定会得痊愈。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继续把你的手按在你的祭物上.)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现在让我们站立。
我……(现在举起你的手,也把心举起。)我……(你爱他是为了什么呢?)爱(我们的祭物,我们的安慰。),
因为……先爱……(他赎买了什么?现在你彻底得释放了。)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爱(哦,不知怎的,我都停不下了。)……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
小家伙,你对此是怎么想的?你相信吗?相信你胃痛的老毛病会离开你吗?嗯哼?那个胃绞痛会离开你吗?好的,一定会的。
我……我……(好的。)
主耶稣,奉耶稣的名求你将医治应允给拿到这些手帕的人。求你,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