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123 归回的路

1

大家请坐。[原注:有人说了一个预言]阿们!看到圣灵在会众中如此简易地运行,真是太妙了!人们非常谦卑地聆听,相信,并且持守了……我们多么感谢从神而来的劝勉,叫我们等候,他必要在我们中间行事。我们感谢他。

2

呐,昨晚我讲得有点长了。几分钟前我刚到,很抱歉让你们像那样站着。如果可能,我今晚尽量抓紧点。明天早上,在华盛顿的商人早餐会……刚才一个拿着票的弟兄告诉我说,考虑到座位的问题,必须要在今晚买票。看能不能把座位在明早之前售完,这样他们就可以作好准备。他说,务必要拿到票。我想,他们今晚会在前面的房间那里卖票。

3

若主愿意,明天晚上,我要……我从来不知道,但只是想,主若愿意,明天晚上我想要讲一个特别的信息,是关于“在基督里我们拥有一切”。呐,这是个有点熟悉的主题,但这主题今天刚临到我,若主愿意,我想明晚就来讲这个信息。

  接着我想,我们星期天早上有聚会,然后是星期天晚上,若主愿意,我想传讲这个题目,叫“倒计时”,教会准备好要离开了,瞧?倒计时。你知道倒计时是什么意思,瞧?我相信,我们能藉着经文来证明我们现今就处在倒计时中。所以,请为我们祷告。
  如果你星期天早上没有教会可去,那么,我们很高兴你来这里,还有星期天晚上;当然,如果你有自己的教会,那里是你首要的职责。我们知道你们要去自己的教会;但如果你不去,那么,我们很高兴你来。
4

我知道那天晚上,如果我们能快点讲完,我们就会叫一个小小的祷告队列。比利说,他在这里分发了一些祷告卡。我想是那样的,是的,我们会叫一个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

  有时候,一些人,有许多人多次对我说:“你应该一直坚持为病人祷告,你不该去做别的。”
  不久前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为什么总是挑那些女人的毛病呢?”瞧,我没有挑她们的毛病。他说:“瞧,你不能不去管那些女人,男人,还有组织等等的东西吗?”一个很出名的弟兄。
  我说:“你不会相信他们那样做是符合经文的,对吗?”
  他说:“是的,”但又说:“主呼召你不是要为病人祷告吗?”
  我说:“是的。”
  他说:“那你为什么不坚持那点呢?”
  我说:“我坚持了。”
  他说:“如果主呼召你为病人祷告,那么,就该让传道人去做那事。”
  我说:“但问题是他们没有去做。”
  他说,他说:“为什么……”
  我说:“我必须……”
  他说:“瞧,大多数人……我知道,我猜想,有一百万人认为你是先知。”
  我说:“我不是什么先知。”
  他说:“可是,人们是这样看你的;老实说,我自己也这样看。”
  我说:“谢谢你,”我说:“有时候主把一些将来的事显给我看,他还从未对我撒过谎,他不会的,因为他是神,他不会撒谎。”
  他说:“那么,如果你是神那种类型的仆人,为什么你不教导那些女人如何得到更高的属灵恩赐,却总是在剪头发、穿短裤、化妆等等的事上对她们唠唠叨叨呢?你应该教导她们更大的事,如何才能领受大的恩赐并做一些事。”
  我说:“她们连ABC都不听,你还怎么能教她们代数呢?要先学这个,然后我们才能开始教别的。”
5

这听起来很亵渎,有个老传道人……(谢谢。)有个老传道人有一次在一个地方举办聚会,他第一个晚上传讲悔改的信息,第二个晚上还是讲悔改,第三、第四、第五个晚上还是一样。

  执事们在后面见他,说:“弟兄,我们喜欢那个悔改的信息,”又说:“你就没有别的信息可讲的了吗?”
  他说:“哦,有的,但等到他们都先悔改了,我们再开始讲别的。”
  当我走进神的家,看到一切都井井有条了,然后,我们就开始讲别的,你瞧?所以我们是……我很需要你们的祷告;我说这些事没有什么恶意,你们知道这点;我是热心,他们是神的女儿和儿子,我们举止应该像那样;我们应该像那样做事,竭力达到这样的地步。我还远远不够,请你们为我祷告,我也为你们祷告。
  所以,我们一起彼此代祷,也许某一天,神会把我们一起带进一件伟大的事中,无论如何他都要把我们提上去,脱离所有的这些混乱。我真的对这个败坏的传染病院感到厌倦了,你们呢?在主来的某一个早晨,我要独自飞去。
6

呐,昨晚我讲了,在讲到禧年之后,呼召人们回到原本的五旬节,回到那信息上;我说过今晚,我想试着讲一讲如何才能回去。你知道,除非你告诉人们怎么做,否则就没有必要告诉人们做什么了,的确是这样。

  呐,我想要读的经文……我以前用过,虽然可能不完全是用这种方式,但我认为它很适合,所以我就必须那样把它讲出来。所以,我想把“如何回去”这点讲出来,以及……有很多条路可以出去,但只有一条路能回去。
7

有一次在山上,一个人说,他说……我们当时在山上,我和另一个人,我们是科罗拉多州挂牌的向导。我们看到在另一边有一群人,是一群城里人。他们带了几个人到那儿,结果那个向导自己走迷路了,他在那里转来转去;他骑着马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他说:“嘿!”跟我在一起的这个人叫杰弗里斯先生,是那种嘴很快的人。

  那人问:“嘿,我们怎么从这里出去啊?”
  杰弗里斯说:“你怎么进来的?”
  他说:“从那边。”
  他说:“那就再从那条路出去。”所以,那是再回去的路;是的,只有那样。
8

现在,让我们来读《列王纪下》,《列王纪下》第1章的两、三节。然后,我们要取出一个题目,叫“归回的路,”作为一个主题。

1亚哈死后,摩押背叛以色列。2亚哈谢在撒玛利亚,一日,从楼上的栏杆里掉下来,就病了;于是差遣使者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我这病能好不能好?”3但耶和华的使者对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你起来,去迎着撒玛利亚王的使者,对他们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神吗?’”
9

刚才,我听到摩尔弟兄,几分钟前他在那里的对讲机上说话。他不知道我要用谈论乳香的这段经文作为主题。我要读《耶利米书》8章22节的经文:

  22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
  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
  现在,我想说,我们非常高兴能享受这团契的美好时光;我盼望主让进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不被救赎的,没有一个没得到圣灵的;而是被圣灵充满,让每个病人都得医治。我真是盼望着这点,我们也相信这点。
10

呐,今晚我们的故事从一群人开始,就像昨晚那样,这群人远离了神。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可怜的事,就是一个人,一个信徒,离开了神。我们在这里发现,这个撒玛利亚的王亚哈谢,他之所以离开了神是因为他接受了错误的教导,在错误中长大的。他母亲是异教徒,他父亲是个背道的以色列人,亚哈。因着那个,他没有按照主的道路被养大,即使藉着百姓……

11

神从来不会不为自己留下见证人;神在那个时代有一个见证人,但他父亲恨那个见证人。他的名字叫先知以利亚。他母亲恨这个见证人。然而,那依然是神的见证人。

  神总是在某处有一群人,使他可以指向他们,说:“就是他们。”哦,我想要被列在其中,我肯定我们都想要被列在其中,那是每个人心里的愿望。我们想要被列在其中,让神可以说:“这是我的百姓,看他们,他们是我样式的一个榜样;他们在自己身上反射着我的生命;他们的生命完全降服,我藉着他们的生命反射出我的生命。”多美的事啊!当神知道他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时,这会让他感觉多好。他有一个人,那人的名字叫以利亚。
12

呐,神祝福了这人。物质的祝福并不总是代表你与神是和好的,因为他也使恶人兴旺。但这人在他父亲死后就继位了,亚哈谢比他父亲更甚。他行他父亲和他母亲所行的恶道,在神面前做错事。他从他房子的栏杆上掉下来,就病了。也许是伤到了他的内脏,内出血或得了什么病症,也许是因他跌倒而染上的病。可能是肋骨断了或肺部裂了或别的什么,他病得很重。

  他不知道能不能活了;但是,他没有去做他本当做的事,相反却差使者,也许是他能信任的宫廷卫士,差他们到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一个魔鬼,一个算命的那里,去求问他能不能活。
13

呐,对一个作王的人,管辖一群被认为是属灵的百姓,一群相信神的百姓,然而,他们自己的领袖不去求问所当求问的,而去求问别的,这真是奇耻大辱。瞧?他本该知道,他晓得律法;那地上有许多祭司,有许多教会等,也有一位拥有主道的先知。他没有那样做,反而要走最受人欢迎的路。

  我想,那也正是今天的问题;我们想要最受人欢迎的路。当神开了一条路……人们偏离了神,神就为那百姓开一条路,使他们能回到他面前(就像我昨晚所讲的),人们拒绝那样做,然后,神就问“为什么?”他总是那样问:“你为何不去行呢?”
  所以,如果他开一条路,而我们拒绝去行,之后,他就会问我们为何不去行呢?我宁愿现在就去行,也不愿等到审判时让他问我为何我不去行。有些人的罪是先去的,有些是后来跟着去的。我要我的罪在我前面而去,承认出来。那么,我不想在那个时刻来到时有任何问题。
14

正如那个老黑人弟兄所说的:“你知道,很久以前,我就对主说了,我告诉他,我要我的路都清理干净;当我到了河边时,我不要有任何麻烦。”所以我想,我们都会有那种感觉,这也表达了我们的想法,我们不想在过河时有任何麻烦,因为那将是一个蜂拥、推挤的时刻。所以,我们要确定自己是没问题的。

15

呐,对这个王,已经为他预备了一条寻求主的路,但他拒绝去行。于是,神就用他所预备的路,就是他的先知;也许这个王根本不在意这个在百姓中名声不是很好,满脸胡子,秃头的人。他的信息总是谴责、刺痛,把人们推来搡去,因为他不能行别的事,他是先知。

  主的道临到先知,那先知就必须站稳在道上。当人们不顺服道时,就只有谴责了,就是这样。所以,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他必须去做,因为掌控他的不是自己的思想,掌控他的是神的灵。我们大家都应该这样,受神的灵掌控。如果这样,当我们看到罪时,罪就会使我们恶心。就是这样的。有一次,它甚至使神后悔造了人,因为地上的罪恶极大。
16

呐,于是他求问……神给他一个方法去知道这点,但他没有接受那个方法。他采纳了在百姓中最受人欢迎的方法。我不愿这样说,但我们总是看到一些标语,说:“美国归向神”!“归向神的时代!”诸如此类的东西。但问题是,他们要以人成就的那种归回方式回去;他们要以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事方式回去。通常来说,它与神的归回方式是相反的。所以,当他们拒绝神为他们的归回而预备的方式时,他们就……神问他们“为什么?你为什么那么做呢?”

17

呐,就像我们号召的……过去,有些总统会说:“我们要号召做一次十五分钟的祷告。”所有的机器都停了下来,那永远都没用的。必须要有一次破碎;必须要有一次彻底的死;必须要有一次新生。不是做一次一小时的祷告,而是要一直祷告,直到你归回了。那是一次的恢复,回到信心的事实上,甚至不是回到……那不是一些你所想象的东西,或一个对信条的宣告,不是藉着人的某种手段,而是藉着认识基督自己。是认识他,甚至不是认识这道。你若认识他,就必认识这道,因为他就是道。这样,你就必能回到那个实际中。

18

神要藉着他的百姓彰显出他自己,教会却要把它自己彰显给会众:更多的人数、更大量的人群、更富有的会众,等等像那样,穿着更好。把我们卷入目前这种混乱的正是这种东西。

  如果我们都穿麻衣,那还会更好;如果我们没有工作,去到别人的家里,要看看我们能不能有东西吃,那会更好。我宁愿看到教会处在那种光景中而被圣灵充满,也好过看到修饰整齐,穿着华美,有大东西,却在灵里是死的。
19

神开了一条路,我们却拒绝它。神为我们预备了回去的路,我们却不从那条路回去。亚哈谢做了同样的事,他像我们今天许多人一样,他非常的顽固;虽然他知道以利亚就在外面的旷野,但他就是不愿去找他。他知道天上有一位神,但他想用最受人欢迎的方式去做,去到那里,所有百姓……(藉着他们的女先知,即亚哈的妻子耶西别,她是个异教徒。)他们要上以革伦去求问那些偶像,看他会不会好转。因为他是王,如果他能降低自己,使自己不受百姓的欢迎就好了。

20

问题就在这,这正是今天我们女人的问题,正是这原因……人们一谈起基督教,就会说:“我属于某某教会。”那跟基督信仰没有一点关系。我可能属于某个组织,但那并不意味着你是个基督徒了。基督信仰不是藉着加入某个东西而构成的,基督信仰是由一个家庭组成的,重生进入这个家庭。你藉着重生成为一个基督徒。

  但最流行的说法就是:“我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信徒或别的什么,我是那个;”而不是说:“我是由神的灵重生的,圣灵临到我,我是基督里新造的人。”这才是对的路。但那王要受人欢迎,这也是今天人们所接受的方式;他们可能在全国举办复兴会,打出标语说,几年里要多一百万,或增加他们的会员和有学位的人等等,或无论是什么。它从未,从未……你一直都在越走越远。归回的路……神有归回的路,我要向你们讲讲那条归回的路。你必须从神预备你归回的那条路回去。
21

呐,让我们来谈一下这个王。他不愿那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很顽固。他就是不愿……他就是想要跟其他人一样。他有自己的路,他想要那样,他想回到那条受人欢迎的路上去。

  他不要接受神为他预备的那条路,所以,他根本就不理睬那个先知和先知所说的话,因为毫无疑问,那先知严严地告诉过他:“悔改,与神和好;你不再适合当王了。”哦,那真是让他在百姓面前颜面扫地,瞧?哦!他受不了那个。
22

于是,魔鬼在那里,那偶像可能会说:“哦,伟大的王,某某博士,你真是……”瞧?他在百姓中可能很受欢迎,有大名声。哦,人们何等喜欢各种各样的赞美。所以,他想,要是他能得到那个,瞧,他在百姓中就会很显耀,在百姓面前他就是个很有修养的人。我希望你们能明白我话语间的意思。

  所以他想,这样他就能成为一个大人物,他不愿下去找那个能告诉他真理的人。他确实认为那人是在愚弄他。
  于是,他差仆人去。他说:“上去求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问我得的这病能好不能好。”
  主神晓得各人的心,他知道你的意图,他说……你无法在神面前隐藏任何东西,是的,先生。神说:“起来,到路上去迎着他,问他说,他为何行一件这样的事,岂因以色列中没有神吗?岂因他没有先知吗?岂因这些事不存在吗?他既是以色列人,为何还去那里行一件这样的事呢?”
23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女人们试图要把人们组织到宗派的团契中,而不是把他们带回到起初的根基上?神知道这事,但那是最受人欢迎的方式。“我属于某某教会,我是从某某组织来的某某博士,我是普渡毕业的;我有这样那样的学问;我拿了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学位。”对神来说,那毫无意义,什么也不是。

  以利亚可能没有拿到文学博士或哲学博士学位,坦白地说,我们对他的事一无所知。他只是突然出现,又同样突然地消失了。我们不知道他爸爸他妈妈是谁,对他的事一无所知。但神认识他,神找到了一个他可以使用的人,他找到了一个不害怕的人。不管整个国家是否反对他,他依然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神啊,差给我们另一个,没错。差给我们一个不害怕的人;某个不必得到人的尊荣和表扬的人;某个只仰望神、相信神、并说出真理的人。那人必这样做,神必印证那真理就是真理。
24

告诉我什么人能在他祷告的日子里叫天闭塞不下雨?以革伦的神能做到吗?以革伦的神能做到以利亚所做的事吗?肯定不能。这显明有一位活的神与以利亚同在。但这个王如此自命不凡,炫耀自己,他根本不愿降卑自己来俯就这样一件事。以利亚束紧腰带,去到那里,站在路上。

  这个外表看上去毛茸茸的人站在那里,他没有穿牧师服等,他的脸毛茸茸的,也许他秃顶了,被太阳晒黑了,他的头发竖了起来。如果他是来讨饭的,你可能都会从家门口把他赶走的。他上去那里,就那样站在路上。
  圣经说,他全身都是毛发,有一块羊皮裹在他身上,那根本不像牧师服,他拿不出任何证书来说明他是从哪个团契来的。但是弟兄,他在心底有那个证书;他与神有团契,因为他拥有“主如此说”,那就是归回的路;他拥有“主如此说”。外表没有什么可看的,但在那瘦骨嶙峋的身体里,有一颗神居住的跳动的心。
25

他站在路上,双手交叉,站在他们来的路上,注视着他们上来。当他们上来时,也许他挡住了道路,站在那里。他说:“回去吧,转回去,问他:’他为何做一件这样的事呢?岂因以色列中没有神吗?岂因没有先知可以求问这些事吗’?因为他行了这事,告诉他’主如此说,他必不能从那床上下来’。”

26

哦,天哪!不管任何人怎么对待这事,但神必照自己的方式行事;神会这样做。神会以他自己的方式去做。我们根本不可能阻止它,我们甚至都不可能妨碍到它,就是这样。他无论如何都会做的;他会有一个教会,我不在乎谁说他不会有一个教会;有多少不信者兴起,神都会得到一个无瑕疵无皱纹的教会,必定会在那里的。他已经说了他会有的。呐,让我们努力成为其中的一份,就是这样。

  神可能差遣传道人走遍全国去讲道,可能每个人都拒绝了他们,把他们投入监牢,赶出城外;他照样还是会拥有那个教会的。正如古时的约翰所说的:“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神仍旧是神,他做得到。
  神拣选了保罗,而教会在决定中做了一件错事,拣选了马提亚。但保罗,那个鹰钩鼻,坏脾气的小犹太人,主说:“我要给你们看我要用他做什么。”主使他成了所有使徒中最伟大的一个,因为那是神的工作所做成的。
27

呐,我们发现,这位先知奉耶和华的名说话,便打发那人回去。王说:“那挡住你的人什么样?”

  他说:“他样子很古怪,他全身都是毛发,腰间围着一块皮。”
  王说:“那是提斯比人以利亚。”他知道他的寿数到了,他知道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当那个以利亚回来,说:“告诉他,’主如此说,他必不能从那床上下来’。”哦,那就解决了。
28

人们今天发疑问,这就像一个病人躺在医生的台阶上,那医生给病人开了治病的药,那病人却拒绝吃药来治疗他的疾病。他可能很快就能得医治了,但最终他还是坐在医生的台阶上,死了。这是因为他拒绝了治疗。

  在教会里也是这样。呐,他们坐在教堂的长凳上,却作为罪人和不信者而死去了。这不是因为没有治疗方法,基列的乳香在那里,但是,那是由于人们自己的顽固意志。圣灵很丰盛,但是人们不想要他。
29

耶稣说,有病的人需要医生。但如果医生来了,病人却不接受那医生,那会怎么样?医生还能起什么作用呢?我们需要一位医生,病人需要吃那医生的药,因为这是个病殃殃的世界,一个生病的教会正处在一个生病的时代,没错。

  所以,如果那病人死在医生的台阶上,如果医生证实了他那里有治病的药,他在那里有治病的药,能医好病人,那么你就不能责备医生。那病人坐在台阶上,说:“呐,我不要去那里,”瞧,里面有药方。
30

瞧,你得了某种病症;瞧,医生那里有个药柜,里面满了能杀死那病症的药。把病症杀死的是一种有毒的药。这里有另一些人,他们得了医治。看看他们,他们得了那种病症,但不再有了。医生有各种的药,你却坐在台阶上,说:“哦,我就走到这里,如果他想要我得医治,他会出来这里医治我。”

  哦,不,不,不。不是那样。不,你会死在那些台阶上,但那不是医生的过错,也不是因为缺乏药;是因为人们自己顽固的意志,不愿吃那药。
  教会也是这样。我们有丰富的经文,我们有能纠正教会的东西;我们有东西能把你送回到五十年前的状况,但你必须想要接受它。你必须想要得健康,要从这些病症、这些属灵的病症中得医治,就必须接受它。
31

呐,这是一件危险的事;现在我们国家有那种索尔克氏疫苗;他们要求每个人,老少都要打,为要预防得上这种可怕的小儿麻痹症。每个人,几千人都去打了疫苗。他们是怎么做的?

  你瞧,你发现在吃医生给出的药物时;你知道,它在一些人身上起作用,但在另一些人身上不起作用,因为你知道,每个人被造的不同。
  呐,我们有青霉素;我口袋里带着一张卡,万一我出了事故,医生决不可以给我打青霉素,那会杀死我的。所以,它会害死某人,但却会帮助其他的人,因为这种血清并不是对所有人都起作用的。
32

你想过他们发现这种血清的方法吗?他们是这样做的,先阅读书籍,然后化学家去取一些细菌来,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有不同的毒素,直到他们搞出一个配方,这东西不会杀死病人,只会杀死病菌。他们就是这么做的,然后,他们把这些都放在一起。

  然后,他们去弄一只天竺鼠来,用一根长针,把这东西注射到天竺鼠身上,把它注射得全身都是。然后,如果天竺鼠能活下来,他们就会注射到你身上,看看你能不能活下来。呐,那没问题。他们这么做是做了一件伟大的工作。他们借这种方式看怎么应用在人身上。
  呐,你发现,不是每个人都被造得像天竺鼠那样的,所以它不是对所有人都起作用的。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神的“接种疫苗”对每个人都起作用的,他对每个人都起作用;它会帮助所有接受的人。
33

神问这个问题:“基列岂没有乳香吗?那里岂没有医生吗?如果有,为何我的民没有得到医治,我民的病和软弱没有得医治呢?”我的民,就是教会,就是犹太正统教会。神在直接对我们说话。“我民的病没有得医治,岂因我们没有医生吗?或没有……他岂没有药,没有乳香或没有医生医治吗?”

34

呐,今天的医学告诉我们,对这些事我们表示极大的敬意;如果我们得了这些不同的病,却没有接种疫苗,那将是一件危险的事。如果你没有接种,就可能会丧命。

  我们正生活在充满罪恶和疾病的时代;我们的疾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因为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疾病就是从那里来的,病是罪的结果。在没有疾病之前,我们没有罪,罪跟着病而来……瞧?我的意思是说,病跟着罪来了(对不起)。先是有罪,然后罪的结果就带来了病。因此,呐,罪增多了,病也增多了。
  我们有了最出色的医生;我们有了比以前更好的药;我们有了比以前更多的医院;我们有了比以前更训练有素的人员,但我们也有了比以前更多的病,为什么?我们有了比以前更多的罪;我们有了更多的人,当人开始生养众多时,罪和强暴的事就进来了。
  这些大城市,不像住在这乡下,住在有城墙防护的城里,正如我们昨晚讲过的;你在这些有城墙防护的城里总能找到罪。我们在另一种有城墙防护的属灵城市里也总是看到它里面搀杂着罪恶。
35

呐,我们发现,医生告诉我们,头号杀手是心脏病。瞧,我不是不同意医生,因为我不是医生。但我要说一件事:头号杀手不是心脏病,头号杀手是罪的问题。罪才是头号杀手,不是心脏病。

  今天很多人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你把这些事说得太严重了;我们每天都会犯一点罪,我们必定会犯的。”
  有人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我听你在谴责抽烟。”我确实相信,人不应该抽烟。我相信圣洁、清洁,整个灵、魂、体都这样。
  他说:“我就是必须要抽烟,我就是必须抽一点,我就是必须这样。”
  我们听到很多人说:“我必须得喝点社交酒才能保住工作。”
  我们听一些女的说:“我就是得剪掉头发,穿新潮的衣服,以保持我在教会中的社会地位。如果不这样,那些女的就会说我看上去太老了。”
  请原谅,我想说一件事,那是五旬节派的娼妓制度,没错。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试过“接种疫苗”;他们没有试过神在对付罪恶等那些事上所用的“血清”,没错。
36

呐,我要告诉你们这归回的路。如果你要回去,你就必须接受“接种疫苗”;你必须接受神的乳香,神的“血清”。神有这东西,它对罪有双重的医治:即耶稣基督的宝血。神自己的儿子带着圣灵的洗来洗净你的罪,充满你,使你服侍他。这就是我们回去的路,必须要通过这些要素。你不需要做那些事,你不需要那样做。你那样做只是因为……

37

不久前,有个传道人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真的相信你传讲的圣灵的洗是真理,我真的相信这点。”他说:“我的教会教导圣灵的洗,但我们相信,我们信的时候就得到了圣灵。就在我们信的那一刻,亚伯拉罕信神,他就被算为义。”

  我说:“那是真的。但后来神给了他割礼的印记,作为对他信心的确认。”我说:“如果你还没有得到圣灵,是因为神还没有确认你的信心。”没错。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他说:“如果我那样做,那么,伯兰罕弟兄……如果我那样做,就会被赶出教会的。”
  我说:“那又怎么了?我也是。”
  他说:“哦,”我说……“哦,我不能那样做。”
  我说:“你为什么不能那样做?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能那样做。”
  他说:“哦,瞧,我就不能去任何地方聚会了。”
  我说:“胡扯!如果神呼召你传福音,他就会给你地方去传;他总会有一些人愿意听你传讲的。肯定的,必定会有人愿意听的,就站到街角那里传讲。”
  他说:“他们会把我投入监牢的。”
  “那就对囚犯传讲(肯定的),有人……”保罗那样做过,他们都得救了,是的,先生。
38

你说你不得不那样做,不,你不必那样做。他们那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试过这个“接种疫苗”。他们还没有接受那个“解毒药”。那个东西能治好那病,能治好你的惧怕。那个东西能使你穿着、举止像个女士;那个东西能使你活得像个基督徒;只要你接受那个“接种疫苗”,这东西就会使你被神所充满,以致你能站起来做见证,把屋顶上的瓦片都震掉。但你必须接受那个“解毒药”。

  你得病了,所以唯一要做的就是吃下那个解毒药,把病除掉。这就是得回正常基督徒健康的方法。教会病了,它很瘦弱;得了贫血症。它得了恶症,没有一种属世的方法能治好它。教育做不到,我们试过了。宗派做不到,我们试过了。你只会使它更糟糕;只有一条归回的路,那就是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这个“接种疫苗”。要归回到基督;要归回到圣灵;要再次归回到永生。那是我们可以回去的路。
39

人们说:“我必须这样做,才能保持我的标准跟众人一样。”你不必那样做,这显出你的浅薄,显出你的胆怯。一个站在讲台上的传道人,在基督的原则上妥协,就因为有一帮主教控制着他,对他说:“你必须那样做,否则我们就不让你来团契,”你真是一个懦夫。要站稳在那里,说出真理,不管代价如何。

  你看司提反,那天早晨,我们这位充满圣灵的弟兄,站在犹太公会的面前。《使徒行传》7章,他说:“你们住在犹大地的以色列人哪,”等等,“我们的祖先从美索不达米亚出来的时候,”等等,他开始对他们讲。然后,他开始激动了起来。圣灵临到了他,他说话时,人都在发光。
  他的面貌发光,好像天使。他说:“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常时抗拒圣灵;你们的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咻!他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他知道自己的位置。
  他的面貌可能不像这上面的灯那样闪亮,但有位天使知道他在做什么。天使就是使者,从神那里受了使命。他不必低三下四,他完全知道。那些像五十万只狼一样嗥叫的神职人员谴责这个人所做的和他所传讲的道;但司提反站在那里,说:“你们这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常时抗拒圣灵;你们的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他正在告诉他们归回到那位开了红海的神那里,或归回到那位降灾在埃及地的神那里。
  但他们不愿接受那归回的路,所以就拿石头打死了那使者。你无法那样把它除掉,它依然留在那里。一个见证人很快也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即保罗,没错,是的。他们没有试过那解毒药。
40

你知道他们那样做的原因吗?他们害怕那个新生,我是指真正的新生。哦,每个人说:“肯定的,我相信你必须重生,是的,先生。”是的。但一旦到了真正的重生时……他们相信新生是藉着握手、念一大堆的信条之类东西。他们称那个是新生,那不是新生。他们害怕新生。

  听着,任何出生都是一团糟的。不管是在猪圈里或在什么地方,任何出生都是一团糟的。新生也是这样,它会使你做一些你从未想过要做的事。但那个带来了生命。在你能得到生命之前,你必须要先死去。在一粒种子能繁殖自己之前必须死去,为了……不但要死去,还得要烂掉。为了从种子里得到新生命,种子本身必须得死去且烂掉。
  每个罪人也是这样。每个人,不管他受的教育有多高,多么文质彬彬,在教会里得了多少个学位等等,有多少这些东西,在多少学院里受过教育;他都必须要对他自己的理论死去,他必须对自己死去;他必须要对每样东西死去,才能藉着圣灵重生。
  新生会使他哭,“哇哇”大哭,说方言,跳上跳下,举止像个疯子。但他得到新生命了,要这个才行。他必须得到新生命,他们害怕新生;新生是一团糟的。
41

呐,他们叫什么都是新生,“哦,肯定的,我相信重生。”他们说他们重生了,却否认这道;说他们得到了圣灵,拿起那些清楚地教导了圣经的经文,明白经文怎么说,然而他们又说:“哦,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难道你里面的圣灵会见证说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吗?他亲口说:“这是给你们和你们儿女的,以及那些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他不能说谎;如果你里面的灵否认那是真理,那么,那就不是圣灵,因为是圣灵写下了这道,阿们!据我所知,这已经再确凿不过了。
  需要死才能得着生命;你必须对自己的想法死去;必须对自己的神学死去;必须对你的自我死去,对你自己那种人的方式死去。你必须得到新生,成为新造的人,新造之物。你能成为那样之前……你无法同时是两个;必须对一个死去,才能从另一个当中生出来。它带来一团糟,也会导致一团糟,但你得到新生命了。这有什么不同呢?你必须那样做。
42

你知道,曾有一个时候,我们甚至不能给人接种,预防伤寒。我看到我的一个朋友,一位护士,我讲这点的时候她正坐在这里看着我,但没错,道奇姐妹,曾有一个时候,人们还没有预防伤寒的疫苗。成千上万的人因着这病死去了。曾经一个时候,人们还没有预防小儿麻痹症的疫苗,成千上万的小孩死去了。但现在没有借口了,我们有了接种疫苗,没错,是的。

43

呐,曾有一个时候,这种解毒药或乳香,我们叫它是神的解毒药,那时它还不完全,因为它被称为……它是藉着山羊、绵羊和公牛等的血来的。实际上,它无法除掉罪,只是遮盖罪。人必须每年去,承认罪等等;曾有一个时候是那样的,是的。

  但如今,礼拜的人一次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什么是罪?不信,不信什么?不信道,肯定是的。如果你说你信神,却否认他的道,瞧,你就是不信他。
  如果你说:“我相信伯兰罕弟兄,”又说:“但他是错的,他是……”瞧,你怎么能那样呢?你不能那样做。我会知道你是错的,因为你不信我。
  如果你说你信神,却否认他的道,那么,你就不信神,因为神就是他的道。你根本不可能那样,你必须接受那道。那就是归回的路,藉着道这条路回去,这道就是神。
44

呐,我们发现这点。我们看到有一个时候,那个“接种疫苗”不是太好;人的良心里一直觉得有罪,他必须年复一年地去献祭。但如今,《希伯来书》里告诉我们,礼拜的人一旦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换句话说就是,不再有犯罪的欲望了。整个东西都离他而去了。

  不再有……你不必每天都犯罪了,你不必做这些事了。你那样做是因为你有意要做。你有意要做是因为你从未对自己死去。哦,弟兄,我知道那会刺痛你,但那是好的。你若对自己死了,你就成了新造的人,那么,这些事就没有了。
  如果你没得到,却试图装得好像你得到了,这就像那天我所说的,就像一只黑鸟试图把一些孔雀羽毛插在自己的翅膀上,说:“你瞧,我是一只孔雀,”它不是的。那是他插在自己身上的东西。这必须是从里向外长出来的才行。
  这就是圣灵的方式;它不是你抹上去的东西或这类东西,它是一个新生。你必须重生;圣灵的这些德行就会临到,从里面长出来。当世界和罪,剪头发和涂脂抹粉冒出来,反对神的道,就表明了圣灵不在那里。这是一个直接的证据。
  所以,你要怎么叫它呢?五旬节派的卖淫(绝对没错),在天上的神面前犯了属灵的淫乱。多么丢脸!多么耻辱!哦,真可怕,是的,先生。
45

呐,我们知道,当人们(医生)想要找到一种血清,给他的病人注射疫苗预防得病,他先是在一只天竺鼠身上做实验,看它有没有效。但神没有那样做,他从未拿一只天竺鼠来试验,他把它用在了自己身上。一个想要试验血清的好医生,如果他不知道那会杀死人还是会医治人,在他把它用在别人身上之前,他应该先把它用在自己身上,看看会怎么样。

  神,为了接受这“血清”,必须成为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一位至亲救赎主,阿们!神必须成为人,这样他就能接受这“血清”。他在约旦河里受了“接种疫苗”,(阿们!)当时他走下河里,受了约翰的洗。之后,那“接种疫苗”就降了下来,那“解毒药”好像鸽子从天降下,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他被接种了疫苗。
  那“接种疫苗”一降下来,试炼马上就临到了。每个人,当你一旦领受了圣灵,接种了“疫苗”后,地狱的每个魔鬼就会转过来攻击你。有时候,甚至你自己的家人也会拒绝你;你丈夫、你妻子、你牧师。你会被赶出教会,被人嘲讽,取笑。这是试炼,阿们!
46

神成了肉身,我们中的一个,使他可以被“接种疫苗”,受罪的试探。因为他是由女人所生,他受到了各种各样的试探,就像我们一样。如果神只是在灵的状态,他就做不到这点。他必须要成为肉身,才能受试探,“接种疫苗”,接受这“解毒药”。他要证明他的“解毒药”是有效的,阿们!所以,约翰为他施洗的那天,他服下了那从天降下的“解毒药”,它充满了他。

  接着,试炼就来了。在每个被人戏弄的试炼中,这“疫苗”经受住了考验;当撒但要把这世界的列国给他,把这世界以及天下的万国都给他时,这“疫苗”经受住了考验。那“疫苗”经受住了考验,它纹丝不动。这世界看着他;教会看着他;批评者看着他;魔鬼在他身上用尽了一切的试炼,但这“疫苗”仍然经受住了考验,阿们!
  当他站在那帮受过教育的祭司面前时,他说:“你们哪一个能指证我有罪呢?”阿们!那个“接种疫苗”在那里守住了。“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我父的事,那么就信这些事。”
  他们说:“你是一个人,却使自己成为神。”
  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又说:“这些事见证了我;它们是指着我说的,我做的事所发出的声音比我嘴巴所说的还大。”
47

绝对没错,你的生活证明了你是什么样的人;不是藉着你谈话的方式或你穿着的方式或你所表现的方式证明你是什么样的人,但藉着你的生活就可以知道。那会显出你的本相。外在的东西表达了内在的东西。这一代空洞、浅薄、玩牌、抽烟的人,还自称是基督徒,剪头发的女人、跳舞的、看电视上瘾、说下流笑话的人,还称自己是基督徒,你需要“接种疫苗”。需要再回到五旬节,是的。我们的需要太大了。

48

当耶稣受了人所能受的各种试探时,这个持守住了。每个曾临到人身上的试探都落在了他身上,但那个“接种疫苗”经受住了考验。如果你要知道它能不能经受住考验,这东西是对还是错,只要仰望他。他是你的榜样,它在耶稣身上经受住了考验,它在每次的试炼中都经受住了考验。当他站在那里,能够辨明人心的意念,他们叫他是别西卜时,这“疫苗”在他身上经受住了考验;那阻止不了他,他还是一样继续向前。

  他知道人心的意念,当时他看过去,并告诉井边的那个妇人她有五个丈夫,告诉了彼得他叫什么名字等等,他们说:“那人是算命的。”
  呐,他没有说:“瞧,我可能错了,可能……”这药守住了,为什么?他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49

那天晚上,我问我的会众,当时我们正在传讲《约翰福音》第3章,我说:“我要让你们仔细思想这点,直到下次聚会。耶稣站在那里,说:’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没有人升过天’。”

  这需要“接种疫苗”才能明白。“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没有人升过天。”这时耶稣正站在那里,对尼哥底慕说话。教会,他们兴奋一阵,然后对它不理不睬几个小时;最后他们干脆就离开了。
  我说:“这证明他是神,他是无所不在的,”那绝对没错,肯定的。他“接种了疫苗”。“不是我行的这些事,是我的’接种疫苗’行的。我父住在我里面,是他行那些事的。我所行的事(《约翰福音》12章4节),信我的人也要行,”阿们!
  众教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今天人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谴责它,说它是出于魔鬼的。他们还没有“接种疫苗”;他们不知道那“血清”是什么,这就是原因。这是不信,不信就是罪。那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不信就是导致这件事的东西。
50

他守住了。他们去拿一块布蒙住了他的脸。呐,一个有能力做那些事的人……那就是我们五旬节运动遇到的麻烦,请听我说!我要说一件事,不是要伤害,而是要医治。如果有人来到你这里,他有一种骗人的招术,能回答你的每个问题,不要去理他。每个人能告诉你每个梦的讲解,能医治每个疾病,能做所有这些事,瞧,他这人拥有能做一切事的某个东西,那是违背这道的。他有这一切事的答案,那是违背道的;你要留意它。

51

今天就是这样的日子。这些人极其热情,凭着肉身上的情感就去了,解释一些东西,然而那根本不是解释。我对此感到太恶心了,在全国各地都听到了这种事。我不是要伤害某人的感情,但今晚是我传讲归回之路的晚上,如何归回而得到医治,绝对没错。如果一个先知说预言,他所说的没有应验,就不要信他,没错。“但如果应验了,就要信他,因为是我在说话,”这是主说的。

52

耶稣站在那里,他是多么好的榜样啊!保罗是何等的一个榜样啊!那里,他有能力使一个人眼瞎,医治病人,使瘸腿的得医治,行这一切的事。后来,你能想象,在他事工的后期,他却站在那里让那个铜匠破坏他的聚会,把他赶出了那个地区?我猜想,有些批评者说,保罗没有能力使人眼瞎了;不不,他没有什么骗人的招术,他拥有圣灵,他只顾念神的事。

  我猜想,后来他把生病的朋友特罗非摩留在那里,让他生病而留在了一个地方[提后4:20];我猜想,保罗失去了医治的能力。还有,他身边总是带着个医生;他一个神医,却带着一个路加医生在一起。神就要加冕保罗的事工了,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想为他向司提反所作的而受苦;这是他的愿望。
  你不知道圣灵对他说,告诉他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吗?他知道他要上去为耶稣而死,那是他心中的愿望,为耶稣而死。
53

你看耶稣,他能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行这一切的事,说预言,告诉人们,知道人心的意念,却坐在彼拉多的院子里,让人拿破布像那样蒙住了他的眼睛,一个罗马兵丁,一帮喝醉了酒的人,还吐口水在他脸上,拔他的胡子,用苇子打他的头,然后把苇子相互传递,说:“告诉我们……”把布拿掉,说:“现在告诉我们,你是先知。告诉我们谁打你,我们就信你了。”他从不开口,肯定的。他没有什么骗人的招术,那是神。

  “从十字架上把你的手拔出来,我们就信你。老实说,我们是祭司,我们是神的仆人。如果你能证明这点,从十字架上下来,瞧,我们就知道你是神的儿子了,是我们的王了。从十字架上下来吧,我们就信你了。”他从未开口说过一个字。
  为什么?那帮假冒为善的在底下唱那首歌,那是大卫里面的同一个圣灵在以前所呼喊出来的:“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篇》22篇),他们为我的里衣拈阄,”等等,他们唱着大卫在那里藉着圣灵,在八百年前呼喊出来的同一首歌;说的是同样的话。而他正在这里呻吟,他们却不知道。
54

今天这些所谓的神学家以及各宗派,读到过去五旬节运动的这些事,看到同样的事运行,然后却叫它是“圣滚轮”,多大的耻辱!然而,我们五旬节派信徒还称自己是伟大的基督徒教会。我很怀疑这点。注意,作为组织我们不可能成为五旬节,作为个人我们才能成为五旬节。我们只能是那样,因为那是一种经历。

55

呐,当时他们试图要逼着耶稣告诉他们点什么,撒但试图要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呐,你知道你有能力,那就叫这些石头变成食物吧。你自己来吧,你四十天没有吃了;这样,我自己就会信你,并悔改。”他不会理撒但的,那“接种疫苗”经受住了考验。他知道何时该说话何时不该说话。

  那就是今天的麻烦,有时候我们说得太多了;要知道何时说话,和说什么话。直到神说话了,才去说。你怎么可能那样做?否则的话,若神没有亲自对你说话,那你就是在说错误的话。你那么做,等于是在亵渎。要确定那是神,让神直接对你说话,那么才说那是主如此说。
  如果我出去,说:“杰克·摩尔告诉我这事那事,”而他并没有那样说,我就是在说谎。哦。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回到那“接种疫苗”上;回到五旬节的大能中;回到圣灵里,是的,先生。我们一直在远离那个,越离越远。我们的信条、教会、宗派正在分裂会众,一直在驱赶他们,越赶越远。
56

那“接种疫苗”持定了耶稣,它在十字架上经受住了考验;本来他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但那“疫苗”经受住了考验。比利·信德说:“每棵树上都坐满了天使,说,你不需要从十字架上下来,只要指头指一指,我们就可以扭转局面。”

  但他说:“我一向都行父所喜悦的事,”什么?那“接种疫苗”经受住了考验。神的道和旨意在他身上,不管人是否拍着他的后背叫他是年轻的加利利拉比,还是叫他别西卜、魔鬼、算命的,无论是什么;人对他说的各种亵渎话,那“接种疫苗”都经受住了考验。
  然后他们观察他如何……看他在十字架上有没有尖叫,收回他所说的一切,但它经受住了考验,阿们!一切都离弃了他,他的教会、他的百姓、甚至神也离弃了他,一切都离弃他了。但那“接种疫苗”经受住了考验。
岩石崩裂天空乌黑,我的救主低头而死,裂开的幔子显明路,天堂之乐无穷日。
57

那就是路,从那条路回去,这“疫苗”经受住了考验。不管什么临到或离去,它都一样经受住了考验。那“接种疫苗”经受了考验。他们看见他死了,不像一个懦夫,倒像一个王子;他从不畏缩,他像王子一样担当了。他知道要怎么做,因为他是藉着圣灵“接种了疫苗”。

  在复活节的早晨,证明了这个“疫苗”。那“接种疫苗”经受住了考验,因为他从死里复活了。他说:“你们毁坏这殿,我要在三日内再建起来,”哈利路亚!他在做什么?引述神的道,就是神曾藉着大卫—他在地上的先祖说的,说:“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魂撇在阴间。”他知道,在七十二个小时内,朽坏就进来了。所以他说:“你们毁坏这殿,我要再把它建起来。”为什么?神的道说,他必那样做。
  同一位圣灵岂不也说“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吗”?我们怎么可能偏离开这点呢?如果你被“接种”了,你就会有。
58

他对那妇人说:“我所喝的杯你能喝吗?我所’接种的疫苗’你也能接种吗?我不能让你的儿子坐在我的左右,但你若能喝这杯,这样做,那没有问题。”肯定的。“这不是我所能赐的;但你们要是能喝我所喝的杯;’接种’我所受的同一个圣灵的洗,那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59

复活节时,那些门徒站在那里,一群妇女上到坟墓那里,她们发现……马利亚先去的,她正在哭,很伤心;她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四下里看,她看到那是主,他没有死,他复活了。

  主说:“去告诉我的门徒,我要在加利利见他们。我回来了,正如我所说的,那’接种疫苗’经受了考验;我死了,正如圣经说的我将要那样。我的魂下到阴间,正如圣经说的那样,我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我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证据,证明了它,那“接种疫苗”经受了考验,阿们!哦!
60

当那些门徒看见那个,他们说:“我们也要那个’接种疫苗’,我们想要那个。”

  他说:“你们上耶路撒冷,在那里等候,直到我赐下’解毒药’。你们若要得永生;你们若要行我所行的这事,就是我为了复活而行的这事;你们若要得到像保守我一样而保守你的那东西;你们若要得到像我一样死去而让你们也死去的那东西;你们若要得到那使你们从坟墓里复活的那东西,我就会把它差回来给你们。上去那里等候吧。”
  呐,他从未说:“上去拿你的文学士学位。”他甚至从未说:“上去学好你的ABC;”他说:“等候,直到你们被’接种’了,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以后,圣灵要临到你们身上,你们就要作我的医生。”阿们,阿们!“要等候,要留在那里等候,不是要去读四年神学院,不是要做这些事,得到这些学位,不是要在这里让那薰死人用的药水灌到你里面。你不是一只天竺鼠,你是儿子。要等候,直到领受了能力,直到永生的’接种疫苗’临到了你身上,我要在末日叫你们复活。”
61

伙计,主立即有了一些候选人。当我听到它后,我也成了其中的一个。我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我都想要那个。我总是说:“如果这不是那个,我要持守住这个,直到那个来到。”是的,那就是我需要的,那个“接种疫苗”。

  他们上去那里等了十天,哦!哦,忽然,那“接种疫苗”从天降下,好像一阵大风,充满了他们每个人,给一百二十个人接种了“疫苗”。哦,那是多美妙的时刻啊!那就是归回的路,哦。他们都被圣灵充满,开始说起别国的话来,有火舌落在他们身上;那是神,那随着以色列人的伟大火柱,是神。
  不是三位神,是一位神,一位,不是三位神,而是一位神在三个职分里,称为父、子、圣灵。父神在火柱中;子神在他自己的儿子中;圣灵神在你里面,一直是同一位神,降卑下来,开出一条路,使他可以进入人的内心,是的,先生。
62

在那里,他们看见了这事的证据,即耶稣的应许。在那里,他们看见了火柱分开自己,降在他们中间。那火舌,分叉的火舌落在各人身上,就是那伴随着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同一个火柱。

  在那里,神分开自己,进到了他的教会中。就像男人和女人成为一那样,神和他的教会也成为了一,是一个。“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你们也在我里面。”那就是“接种疫苗”;那就是主所拥有的“接种疫苗”;那就是他所受的“接种疫苗”。“不是我行这些事,是住在我里面的父,是他行这些事。看见这些异象的不是我,是我的父。我什么也不能做;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
  那就是脱离不信的“接种疫苗”;它使你锚在基督那确实的信心上,使你锚定了。
  在那里,你知道你已经出死入生;无人能说服你脱离出去;无人能把它从你里面解释掉。你独自与神站在那神圣的沙地上,你知道你重生了。你整个生命都被改变了,成了在基督里新造的人。地狱里再多的魔鬼也无法从你那里把它夺去。你是新造的人,新的受造物。你被神的大能“接种”了,神圣灵的“解毒药”已经向你求爱,阿们!
63

你知道,他是谷中的百合花;鸦片来自百合花,我们都知道这点。哦,它就是这样。当那些求幻觉的人一拿到鸦片,他们就以为拿到好东西了。哦,他们真应该得到一次这个“接种疫苗”。一次得到就永远得到了,那不是一种幻觉,而是从天上来的实际,它藉着圣灵的洗锚在你的魂里,它使你睡过去了,不是沉睡,而是对世界上的事死了,却要在基督里活着。基督永永远远活着,它为你行了一件事,除了你自己,人对它一无所知。你是那个得到“血清”的人;你是那个被“接种”了的人。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感觉到它,你知道它。你看见它对你所行的,它对你行了事;你被烙上印了,阿们!你知道你属于哪里。

64

我们过去常常给牛打烙印。有一次,一个女的骑着马出来,她说:“你那样做不感到害羞吗?那个可怜的小东西,你在它身上打烙印?”

  我说:“这会稍微让它疼一点,但它知道它属于哪里了,”阿们!正是那种方法。
  神使你稍微疼一点,但之后你就知道你属于哪里了。当神倾倒出他的“接种疫苗”,把圣灵的烙铁放在男人女人身上时,就把那人从老我变成新我了。他知道他是属于哪个草场了;他不会让任何坏蛋带着他到处转了。他有一个家;他有一个草场;他有一个他所属的地方。圣灵是那位引导者,是那位引导他去到可安歇的水边、赐给他永生的神。
65

当他们看见这些人失去了傲慢……他们开始在灵里跳舞;他们开始说方言,枝杈状的火舌从他们口里飞出来。他们都从这里出去,一帮加利利人说着普天下人的各种语言。他们不知道这都是怎么回事,那些神学博士实在很惊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都被“接种”了。

  你知道,他们开始问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问题就开始提出来:“在基列还留下乳香吗?那里还有医生吗?”他们有一位医生,他们有一位大医生;他们有一位地上的医生。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吗?西门·彼得医生。他找来了一个小肥皂箱,站在上面,就开始向他们传讲。
  他们说:“我们都是那个的候选人,我们当怎么做才能得救?”
  “你们要这个吗,弟兄们?”
  “要。”
  “瞧,我要从圣经里告诉你们这是从哪儿来的(每个好医生都会回到他的处方上),哦,哦,要回去。这就是先知约珥所说的:’在末后的日子,’神说:’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
  他们说:“彼得,西门·彼得医生,我们要做什么,才能得救?”
  他说:“我要给你们开个处方,这将不是那种会改变的处方,它是一种永远的处方。”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就是那处方。哦,弟兄,只要去实行出来。在基列有丰富的乳香,我们在这里有很多的医生,没错。
66

你知道吗?如果一个医生开好了处方,有个冒牌的药剂师拿到处方,所放的解毒剂或者太多或者不够,就会把你的病人杀死的。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这处方,这永远的处方,已经在五旬节那日开出来了。太多的冒牌药剂师自称是医生,把一些别的东西放进去,就杀死了教会,最后得到了一帮剪头发、穿短裤的女人……问题就出在这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女人剪头发,我们的男人搞宗派等等,却没有足够的勇气站出来。他们没有逐字逐句地照处方去实行。

67

你要知道那条归回的路吗?这就是了。那是彼得说的,彼得医生,他是那位给出“接种疫苗”的人。基督在自己身上试过了,是有效的。彼得得到了,也是有效的。我得到了,也实在是很有效。那就是处方。

  不要试图去篡改它;不要在上面加什么。如果你加太多的毒剂,你会杀死病人的,绝对是这样的。医生知道如何平衡那个处方,没错。
  所以,如果你想要知道那个处方是如何给出的,主已经把它写在了这里,就在《使徒行传》里,只要照着去做,绝对没错。不是去跟传道人握手,滴几滴水在身上或其它别的做法。主在这里开出了处方,你只要逐字逐句去实行,就会产生同样的结果(绝对没错),因为他从未在天竺鼠身上试验,他是在自己身上试验。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每个从神的灵生的神的儿子……“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处方必起作用,阿们!我不是癫狂,我是被“接种”了,阿们!有东西正在这下面运行,我知道那是正确的,我试过了,我知道它是真理;他们所得的同样结果……
68

“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基督在你们里面成了有荣耀的盼望。你们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如果你有那时同样的心思,带着那时同样的能力,那他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如果你把那里所有的毒素都除掉,所有的伤害……

  有人,他说:“我不敢告诉你……”娘娘腔!神要的是真正的男人。
  “我不想说……”
  哦,有人需要得到……我不知道是什么,他们需要“接种疫苗”,是的,先生。它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
69

呐,如果你……瞧,如果你把太多的毒素放了进去,会杀死病人的,没错。你们找到了一个真理,但不要用它粗暴、鲁莽、过分地去逼人。瞧?你们一体论的弟兄就是在这点上犯错误的。现在,我们要回到那条路上,我们要回去得医治。你们神召会的弟兄自己分裂了出来,每个都是,你们就是在这里犯错误的。当你加增了一个真理时,就继续往前,把它放到一边;神会看顾这事的。若不是神呼召人,就没有人能到他那里去,是的。

  弟兄,这归回的路就是与所有的弟兄团契,没错。“接种”预防仇恨的“疫苗”、预防苦毒的“疫苗”、预防世俗化的“疫苗”,回到圣灵大能的“疫苗”,这大能使耶稣从坟墓里复活,五旬节给教会点起了火。回到那“接种疫苗”上。
70

这是处方,“这里有水,是什么在拦阻你呢?”圣灵就在这里,充满在这教会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某一天,神会问“为什么”?肯定的。如果你把所有处方都拿掉,害怕对你的教会说话,害怕你的宗派赶你出来,你在做什么呢?你倒不如给他们喝一杯水,它里面没有一点药;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照着自己的方式去行,没错。

  你需要那处方,那就是归回的路;这就是起初开始的样式,这是神开始他教会的样式。如果你偏离了那条路,你就偏离了路。当我们建立宗派、握手;用滴洗代替浸洗,用握手代替圣灵,或放一块饼在嘴里代替圣灵,你就偏离了正路。
71

有个随军牧师曾经说……一个人被机关枪打中了,他说:“上尉,你认识神吗?”

  他说:“我曾经认识他。”
  他说:“你什么时候认识神的?”
  他说:“我想不起来了。”
  他说:“你在哪里离开神的?你最好回到你离开神的那个地方去找到他。”
  他说:“我不知道。”
  他说:“你的肺正被血充满,先生,你最好快快地安静想一下。”
  于是,他在那里躺了一会儿,接着一个极大的平安浮现在他脸上。他说:“我想起来了,我想起在哪里离开神的了。”
  他说:“在哪里?”他说:“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他说:“现在,我要躺下来睡了;我祈求主保守我的魂,如果我醒来之前死去了,我祈求主接收我的魂。”他呼了最后一口气,肺部充血,就死了。他做了什么?他在离开耶稣的地方找到了他。
  那是教会找到耶稣的地方。你在宗派里永远找不到他,他不在那里;你在某种教育计划里也永远找不到他,他不在那里。你在圣灵洗里面必找到他,那是你能找到他的唯一地方,阿们!
72

这是真理,弟兄。这是归回的路。不要篡改那个处方,要接受它,相信它,要被圣灵充满,他是给每个世代的人的。

  看,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处方是给每个人的,它不是握手或别的。这处方,正如彼得在这里所说的和所写出来的那样,神藉着圣灵把它写在了《使徒行传》2章38节,是要你们各人悔改,不只是说:“瞧,悔改?好,我就上去加入教会,”那不是这个意思。
  “瞧,我要上去受洗,那就可以了,”不是的,先生;水不能救你。要么悔改,要么灭亡。不是受洗得更新,我知道你们一些人是这样相信的。但你怎么能接受那点呢?不,先生,要悔改!
  这处方说,悔改要在先,然后,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罪得赦。你悔改后,你就成了受圣灵洗的一个候选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
73

哦,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天主教、五旬节派的信徒啊,到底出了什么事?到底怎么啦?

  当神在大能和荣耀中降下来说话时,那时,你就会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得到这些信条等东西,把这些教条等注入进去,最后就偏离了正路。小子们,要归回!这是那归回的路。要接受这处方,它会除掉这罪的病症,这个不信。要回到神那里来,要全心相信。让我们祷告。
74

主啊,我相信你;今晚我与这教会一同来。主啊,我与这群我所见过的,最诚心的会众一起相信。主啊,我祈求,愿他们不要认为我们是凭着自己在说这些事;愿他们知道,必须说出这些事,是个负担、是令人伤心的。然而,一个真实的医生必会忠实于他的处方。主啊,今晚愿这点充满每个人的心。

  如果这里有人只是受了约翰的洗,就像保罗所发现的那些人一样,愿他们认识到还有另一个洗,就是圣灵的洗。如果他们只是知道与传道人握手或接受一个信条,愿他们被你的圣灵充满。求你应允,主啊。
  愿他们谦卑地来,有这份荣幸,再次回到阿苏萨街,一路回到五旬节,回到神的国和荣耀里。我把他们献在你的金坛面前,那里躺着我们的祭物—耶稣基督。父啊,请接受我们。
75

你是神,你过去一直是神,你永远都是神;你的道不能废去。当时你站在地上这里,化身在你自己的儿子身上,是一座你所造的要住在其中的帐棚,那蒙住了人的眼睛。哦,木匠岂不是为自己造房屋居住吗?神这位伟大的建造者岂不是为自己造房屋居住吗?

  哦,神啊,让他们看见,不是房屋,而是住在房屋里面的,那位建造房屋的。愿他们认识到,这圣灵,藉着神所居住的那个“房屋”的受死、埋葬、复活,藉着他自己所造之物,那无玷污的血,洁净了这条路,使神可以藉着恩典住在我们这些罪人的心里。
  现在,你藉着你的教会,藉着人这种器皿,行你的事,这一直以来都是你行事的方式。神啊,愿今晚这里的男女们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又饥又渴。我们正处在禧年的时期,主啊,这星期我们庆祝你那伟大的恩典和圣洁的禧年,五十年前在这个州你浇灌了你的教会。
  父神啊,这是禧年的时期,愿人们知道如何转回去;这就是他们第一次开始走的路。回到圣灵里;返回去,拒绝那些被宗派所注入进去的教条;返回去,从神的大能中得医治。求你应允,父啊。
76

我们知道,正如你所应许的,这些事互相效力,是为了得益处,因为你在以色列中赐下了预表,正如我们昨晚所讲的。现在,愿耶稣基督的神,他是以马内利,愿那站在地上并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的耶稣,愿这事成就,主啊。

  我们把这聚会,这道交托给你。原谅我这些断断续续的话语,主啊。但我祈求,愿你把这个沉入各人的内心,并产生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圣洁教会,再次回到五旬节。奉耶稣的名我把这个交托给你,阿们!
77

你相信吗?我要你们集中精神一会儿;我要你们全心来相信。

  圣经说,主神已经应许了我们,信的人都得救了。呐,这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但你看,当你真正相信时,这就是你能做的一切。那么,神必定……当你真正相信了,那么,神就会把圣灵倾倒在你身上;然后,神会印证他的道。
  圣经说……等一下,我相信;在我这样做之前,我相信,要有一个祷告队列,对不对?是的,好的。有多少人要回到五旬节?请举起手。有多少人相信那个处方仍然是管用的?阿们!肯定是的,是圣灵的洗,不是教育,不是上去拿到你的哲学博士,然后……
78

尼哥底慕来找主耶稣,他说:“我要做什么才能承受永生?”一个八十岁的人,当了一生的祭司,“我要做什么才能承受永生?”

  耶稣没有说:“去,在学问上再好好钻研钻研,”不,他没有说:“去,在你的组织里寻求一个高位,”不,耶稣明明地告诉他,他绝对是在责备像他这样有才干的人,竟然不知道像你必须要重生这样的事。是的,先生。
  今晚也是这样,瞧,我们对它太轻率了;我们只是得到了某种感觉的东西,就说:“我重生了。”然后就继续走了。你的生命证明了这个没有用,什么地方不对劲,是的,先生。
  哦,你说:“但我知道那个男人是个好人。”不管他多好,那跟重生一点也没有关系。
  你找不到比穆斯林更好的人了,甜美等等。肯定不是的,哦,不。有时候,异教徒、拜偶像的,他们甜美谦卑得不得了。那并不意味着什么,是的,先生。
79

“这些神迹必随着信的人,”这是那大医生说的;这是那“接种疫苗”的结果,就是这样,是的,先生。关键就在这里。大医生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他说过这话吗?那是一个信徒的标志。

  我们却以一个去做礼拜、做十一奉献的好人为标志,那是好的,很好。但那不是耶稣所指的。“这些神迹必随着信的人,我所做的事,他也要做。”因为如果能从桃树里取出桃树的生命,把它注入到苹果树里,它就不会再结苹果,而是结桃子;因为桃子的生命细胞在苹果树里,它必定会结桃子,绝对没错。
80

威廉斯弟兄正坐在我前面,他是我一个非常亲密、友好的朋友。他今早打电话给夏里特弟兄,我就在电话上为他祷告。有一次,我和夏里特弟兄站在一个橘子园里,那里有一棵树,我想是橙树,在它上面结了四、五种不同的果子。我说:“瞧,约翰弟兄,那是一棵什么树?”

  他说:“那是一棵橙树。”
  “哦,”我说:“我看到有葡萄柚、橘子、柑橘、柠檬等各种不同的果子。”
  他说:“哦,是的。”
  我说:“怎么会那样?”
  他说:“它们是嫁接的。”
  “哦,”我说:“呐,真是奇妙,不是吗?”
  他说:“是啊,任何柑橘类的生命都能靠它生长。”
  那很好,我停住了。有东西让我停住了,我又看了一下。
81

就像那天在芬兰,那个小男孩躺在那里死了;我说:“摩尔弟兄,那小家伙就是我在什里夫波特这里告诉过你们的;有一个小男孩在某处要从死里复活。”我说:“这就是他,他必要活过来。死亡不能再拘禁他,神说了。”我说:“死啊,给他松绑!”他就活了,阿们!神绝不说谎,不,不会的。

82

我说:“约翰弟兄,我明白了一些事。你瞧,”我说:“呐,我要问你一件事,约翰弟兄,因为我要从这点上得出一篇讲道。”我说:“呐,明年所有这些柑橘类的果子,像柠檬、橘子,葡萄柚等,全都落了,它会长出橙子吗?”

  他说:“哦,不不,不不;”他说:“它们还会结出各自的种类的。”他说:“那根柠檬枝上的会结柠檬,那根橘子枝上的会结橘子。”
  “哦,”我说:“我还以为你说那是一棵橙树。”
  他说:“是的。”
  我说:“它不再结橙子了吗?”
  他说:“不。但如果原来的树长出原本的枝子,它就会结橙子。”
  这就是了,这就是了。这些宗派嫁接在上面,它们就还在结宗派的果子,会员,等等。但如果那棵树长出原本的枝子,那么紧跟着将会又写出一本《使徒行传》。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为什么?从那原本葡萄树注入进来的生命长出一根枝子,它是五旬节的枝子,有五旬节的果效,因为基督的生命在那枝子里面,那枝子就行他所行的事。
  我没有说方言的恩赐,但我肯定感到我想得到。哦,圣灵在我的魂里大大地做见证,它随着道而做见证,证明这些事是真实的。
83

你信吗?你们这里多少人有祷告卡?请举起手。好,把手放下来。这里多少人没有祷告卡、但生病了、想要从神那里得到一些东西的,请举起手,好的。你们要信。

  我们的天父,我知道我正站在会众面前,他们中很多人是新来的,感到你的灵现在降了下来。我已经说了你的道,读了你的处方;我告诉了人们那是归回的路。
  呐,尼哥底慕认识到,那些犹太公会的人也知道,当时他们看见你成了肉身。他们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差来作师傅的,因为若没有神的同在,你所行的这些事无人能行。”那同一群人,藉着神说他要行的事而认出了他,主也应许信他的人必做同样的事,他们却叫他别西卜,说他的教导是迷惑人的。
  时代没有改变,父啊,我们正处在另一次的丰收中。但你持守住了,不信并不能阻止你,你照样往前进,做父告诉你要做的事,你做了清楚的声明,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84

你能告诉拿但业,当腓力找到他时他在哪里的树下;你能告诉西门他是约拿的儿子,并说出他的名字和他父亲的名字;你说出了井边那个妇人的事。那个有信心的瞎子停住了你;那个患血漏的小妇人摸了你的衣裳穗子,你的身体根本不可能感觉得到,但你停了下来,说出了她的病症,并说血漏止住了。

  让那在基督里的生命进入这群人里面,就一会,主啊,使他们可以知道你仍然是神。主啊,我已经把你的道告诉了他们。人们跟着就来说这个那个,还有各种的小花招等等,但主啊,它见证了什么呢?见证了某处有一个真实的。主神啊,让它今晚来到,让圣灵来说话,而不是人说话。
  把信心赐给这个教会,主啊。我知道,你不会只膏抹我们中的一个人,你一定会膏抹我们中的许多人。主啊,作为你的教会,一起膏抹我们,让人们知道你是神,并且我也说出了真理。我站在你的道上,甚至经历了反对,但我竭力保持真实;这样说不是为我自己,主啊,不是为着这些听我讲道的会众,但我祈求,因为摊牌的时候快到了。我祈求,愿你今晚来印证你的道,主啊,它是真理,那在基督里面的生命也住在他的教会和他的信徒中间。求你应允,父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5

我要大家都尽可能地保持敬畏的心。这里有多少人跟我是陌生人?请举起手。我能够感觉得出来,瞧?你们以前从没参加过聚会?

  呐,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你们相信这个吗?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信这个吗?《希伯来书》13章8节,好的,好的。
  呐,要知道是不是基督的唯一方法,不是靠穿着,因为他的穿着就像普通人。如果他今晚在这里,他可能会穿着像我们所穿的西装,那不是他的穿着;也不是因为他留胡子或不留胡子,是那在他里面的生命证明了他是什么。
  在那个时代,许多人的穿着都像他,但他们不是他,没错。今天,许多人也那样做,但这改变不了任何东西,必须是那个生命才行。呐,他们知道他是基督的方法是因为他们必须根据圣经说基督会怎么样来判断,对不对?
  呐,摩西告诉他们说基督会是什么样?他将是像他自己一样的先知,对不对?他们都在仰望他,因为神告诉过他们:“你们当中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对他说话。如果成就了,那就是真的;如果没有成就,那么,就不要听他。”这是很合乎逻辑的。
86

呐,当耶稣起来,当他开始进入他的事工时,西门走过来,彼得,耶稣告诉他,他名叫西门,说出了他的名字叫西门,他父亲的名字叫约拿,是这样吗?那就使他成了一个信徒。

  腓力去找到……哦,是拿但业去找到在一棵树下的腓力,说:“来,看我们找到谁了。”腓力就跟他讲了所发生的事,他有点被这事搅乱了。当他去到了那里,耶稣看着他,就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在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呐,他是个教师,他是个知道这些事的人。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问题就解决了,瞧?
87

井边那个妇人,耶稣对她说话时……许多人,从整本圣经看,他们都知道当他来的时候,他将是神兼先知;那是他的迹象。它过去是,如今还是。你注意到,我们发现,当这个妇人出来时,他说:“妇人,请给我水喝,”他想与她交谈。

  她说:“一个犹太人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求这样的事,这不合规矩。我们彼此没有往来。”
  耶稣说:“你若知道与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向我要水喝了。”
  她说:“井那么深,你又没有东西可以打水,”等等。
  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已经有过五个丈夫,现在与你住在一起的并不是你丈夫,你说的是实话。”
  她说:“先生……”
88

呐,当法利赛人看见他那样做,他们说:“他是算命的,是别西卜。”瞧?

  但那个妓女,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来了,必告诉我们这些事。那必是弥赛亚的迹象,我们知道他要来,他来了,必告诉我们这些事。”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马上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个人把我素来所做的事都说出来,莫非这就是弥赛亚。”那城里的人就信了妇人的话,并相信了基督,对不对?
  难怪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就不必信我。”
89

呐,我们不需要很精明,我们不需要受教育;我们需要相信;我们需要谦卑自己,倒空自己,这样神才能藉着我们彰显他自己。倒空你自己,别挡道;你最大的敌人就是你自己。现在,你要相信神,你要信吗?

  呐,如果神,我们的父,即圣灵;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就是圣灵。我们知道这点。“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如果圣灵能进到你和我里面,显出基督所活的那生命来,你在哪里还能有怀疑呢?我已经告诉了你们归回、返回去的真理,你相信那个吗?
  如果耶稣那样做……我不能说他会做,呐,记住,人们相信这种日子过去了,但主应许在末后的日子要有这事。
90

我们各人都有自己的职分,我们必须忠诚于这个职分,神,他是道。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道今晚就在我们的肉身中,要彰显它自己,证明他是神,就在我们里面;它要结出主的果子,肯定的。

  如果我告诉你们,迪林杰[译注:美国土匪头目,多次结伙抢劫银行。一九三三年被联邦调查局宣布为“头号公敌”,后被诱捕击毙]的灵在我里面,你就会想到我有很多枪。如果我告诉你有某个艺术家的灵在我里面,你会料想到我会画画。如果我告诉你基督的灵在我里面,那么,就会做基督所做的事。这是主说的。
91

愿这点能帮助你们来相信。让我告诉你们一件小事。那天,我在基瓦尼斯俱乐部的一次聚会上,对着一些医生讲道。我在一位著名医生那里做了体检,我正要去海外;我做了一次体检,我是有目的去做的,那医生让我……他给我的上下胃肠都做了检查。他测了心跳,量了血压等等,感谢神……很快。

  当我喝下这种钡餐,我浑身绷得很紧,他按住我的肚子。他正在通过爱克斯光看,他说:“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的胃感觉正常,但没东西出来。”
  我说:“没出来?”我说:“它应该出来吗?”
  他说:“是的,先生。”他说:“哦,我不明白。”
  我说:“我该怎么办?”
  他说:“想一些真正好吃的东西。”
  我说:“为什么要我那么做?”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他说:“一大块、好吃、多汁的牛排。”
  我说:“我还是想一盘炸松鼠肉和菜豆吧!”
  他说:“好吧,开始想吧。”我改变了,开始想。
  他说:“它来了。”
  我说:“是什么导致这个的,医生?”
  他说:“你大脑上的一条小电线把话送到了你的胃里。”
  我说:“是那样吗?”
92

然后,我说:“你还记得那条小电线吗?”我说:“医生,是什么使你做梦?你做梦吗?”

  他说:“做。”
  我说:“你身上做梦的那部分是什么?”
  他说:“是你的潜意识。”
  我说:“一个正常的人,有一个明意识,有一个潜意识。你必须去睡觉,才能进入那个潜意识里。”
  “你刚才告诉我,”他说:“我发现了一样东西,伯兰罕弟兄,再说,我解释不来。”他说:“那不是你的神经线,”他说:“那是在你神经线里面的某种东西。”
  我说:“我的魂?”
  他说:“是的,是它使你成为你这样子的。”
93

我说,我问他异象的事。他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告诉他,我说:“一种意识在这里,另一种意识在这里;为了进入这里的这个意识,你必须从这个意识里出来,让那意识休眠。你的某部分去到某处,因为你能记得那些梦和很多年前在梦中去过的地方。”

  他说:“没错。”
  我说:“你瞧,那是正常的。但神在我们有些人身上这样设定,使我们的明意识与潜意识能合在一起。我们不需要去睡觉,神就可以使用它去看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事。那是预言性的。”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读过你的关于医治的书。”他说:“我的确赞同你的看法,我要告诉你,我们有一些难症,我这里有些病例是我可以绝对用科学证明的”(如果附近有医生,他能告诉你这点)他说:“比如一个人得了恶性肿瘤或肿瘤,溃疡或很糟糕的病;我们知道那会杀死他,我们就会告诉他那个,”他说:“如果他整个人被撕碎了、焦虑不安、气愤、难受等等,那病人很快就会死。但如果那病人(通常是个基督徒或别的),他不在乎死,那只是我们必须经历的一件事,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他就不去管它,继续生活:’我要活到我的时间到了’。”他说:“那种态度几乎总能抑制病情;”他说:“他会不断、不断、不断地活下去,直到最后生病死去。”
94

我说:“是的,医生,让我讲完我的故事。”我说:“把一个测谎器放在你手臂上,站在那里,尽你所能地去说一个谎,就像真的一样,你还是会看到那指针指向反方向的,为什么?那是你神经线里的振动。你不是被造来说谎的;你是被造来说实话的。谎言是一件如此可怕的事,以至干扰到了你的神经。你不是被造来发怒的,你被造是要安静的,在神面前就好像孩子,明白吗?你不该被搞得焦虑不安,你应该有信心,与神同行,明白吗?”我说:“就是这样。”

  我说:“呐,医生,如果生活在明意识里的这个人接受那种’反正他也得救了,即使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的态度,这样就能长久地抑制病情;那么当他从明意识里出来,回到潜意识时,又会怎么样呢?借着圣灵的洗,它就会把病症一扫而光。”
95

那医生站起来,说:“太妙了,”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

  我说:“医生,你知道问题是什么吗?”我说:“我们的教会不教导这个。”
  他说:“伯兰罕先生,那是真理。”
  我说:“我们需要回到五旬节去。”
  他说:“我是长老会信徒,我妻子是长老会信徒。”
  我说:“你只是加入了长老会会所。”
  他说:“可以这么说。”
  我说:“医生,基督徒是重生的,你无法加入,你必须要重生。”
  他说:“伯兰罕先生,那是真理。”眼泪开始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我很快就要给他施洗了,没错。
96

什么?如果你的一个意识能控制那种焦虑不安的情绪,从而使你的身体运作得好起来,那当你让圣灵涌进来时,又会怎么样呢?它会行基督应许要行的事,你就成了圣灵的一个器皿。

  当我出生时,有一道光悬挂在那里,你们在这里有那张照片,那是真实的。如果我死在这台上,科学却已证明了它是真实的。
  就我来说,我是个人,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你们的弟兄。我凭自己什么也没有,但圣灵所预定的恩赐,是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不是靠着某个长老按手给的。神在教会里设立的,首先是使徒,然后是先知,等等。神在那里设立这些。它们是神所预定的属神的恩赐。
  先知耶利米还没有生下来之前,神就说:“你还未在母腹里,我就认识你,你还未出母腹,我就派你作列国的先知,”对不对?他与之没有任何关系,是神做的;他仍然是神。
97

现在,你们要全心相信。你们生病的或对神有需要的人,只要说:“主神啊,我听见了这信息,使我震惊;我听这人宣称你是神,你就在这群会众中间。”如果他不是,他就是在告诉错误的东西。

  “若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为什么?他无论如何都在你们里面。当他在你们之间分开自己后,他又回来成为了一个单元。呐,你们必须成为这个单元的一部分并且相信,然后这个单元的这部分才能运行。
  如果主给我一个事工,他就会让一些人来相信它,否则就不需要给我一个事工了,没错。你们要全心相信,看看神是否要行奇事。
98

呐,我不要你们有祷告卡的人,我要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因为我要叫祷告卡。我要你们把这点记在脑子里。现在,要存敬畏的心。

  基督,呐,基督能医治,因为他藉着父告诉他的异象行医治,没错。他从未医治任何人或行一件神迹,直到他先看见异象。多少人知道这点?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耶稣亲自说的。他是神,不可能说谎。
  但你看,医治的代价现在已经付了;那祭物已经献了。他仍然会藉着预言宣告他自己,并显明他的迹象。但对于医治,你必须相信他。如果他今晚站在这里,你说:“主啊,你医治我吗?”他会说:“我已经做过了,你不信吗?”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你明白这点吗?现在,你们要信,看看他是不是仍然活着的。
99

多大的挑战!我曾在印度的孟买对着五十万人做出挑战;我曾在南非的德班对着二十五万人做出挑战,看到神临到了现场。三万个土著人在那一刻就扔掉了偶像,成了基督徒。完全赤裸的女人,基督一临到她们身上,她们就抱着双臂离开了。

  然而,今天五旬节派教会里的女人们却把衣服剪短,举止像……却还说她们得到了圣灵;有些人……我爱你们,你们知道,但我是发热心。
  当我看到我的姐妹,神的女儿,在外面;看到我的弟兄如此胆怯,不得不站在某种东西背后,没有传讲神的道,而他知道那就是真理。看到我的姐妹举止就像街头的女人,而不像神的圣徒;看到一些男人害怕站起来宣告真理,害怕他的宗派会把他赶出去:神的一个儿子……他身上的血流得不对。一个真正的基督信仰会相信这道,持守住它,持守住那应许。
100

呐,你们是陌生人;现在,我四下一看,我认得坐在这里的威廉斯弟兄;我看见摩尔姐妹。我想,坐在她边上的是博特利尔姐妹。昨晚我没有认出她来。我在试着看看有没有我认识的人,这里的这位弟兄,我想不起他的名来。叫什么?哈里斯弟兄,我认识他。道奇弟兄和姐妹坐在这里,他们是从北部俄亥俄州的托莱多来的;大概就这些。我相信我看见柯林斯弟兄,对不对,柯林斯弟兄?一个卫理公会的好小伙子,领受了圣灵,现在是我教会的一个执事。神祝福你们,柯林斯弟兄,柯林斯姐妹。

101

圣灵现在来了。它变得很眩目,我希望能解释这点,你无法解释神;你必须相信神,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主耶稣基督。圣经说,你若信,就必得救。

  你说:“主啊,我就像那个摸夫子衣裳的妇人;我不是想摸那个传道人,他只是一个人。但圣经说,你现在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他说过吗?那是新约。
  那么,如果你摸那位大祭司,你怎么知道你摸到了他?除非他以昨日的同样的方式行事。如果他是一样的,他就会行同样的事,对不对?对吗?他现在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当那妇人摸了他,走开,像你们这样坐下来或无论做什么,后来发生了什么?耶稣转过身,说:“有人摸我。”
  彼得说:“瞧,所有人都在摸你,为什么还这样说呢?”
  他说:“但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我变虚弱了。”他四周看看,看到了那个妇人,就告诉了她患血漏的事,并说:“你的信救了你。”
  他今晚仍是一样的神,他是同一位大祭司。现在,你们要信,你们要信;你们不认识我的人,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你们向神求,要用谦卑的心求。记住,这需要你的信心才能摸到他;我不能替你去摸他;你必须自己去摸他。需要你自己的信心,你要相信!多少人相信?说:“我信。”你若能信……让我们一排排地开始,只要上来。
102

现在,我希望你们真正地……现在不要起来到处走动,要安静坐着。愿主神把这个印证赐给他的教会。神啊,我已经传讲了真理,就我所知,它是对的。愿天父,我们此时就站在他面前,让这事成就,帮助你的百姓,主啊,帮助你的百姓。拼命地传讲之后,你需要……这是个改变,是另一种恩膏:同样的圣灵,只是另一种职分。

  坐在那里的女士,就在这一排的最后,正在那里看着我,身上穿着白色的衣服,你信吗?你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对他有一个需要,不是吗?是为你的喉咙。问问她是不是事实。斯帕克斯太太,你全心相信吗?坐在那里的那个孩子,你也要他接受祷告。是的,先生。他得了贫血症,神经衰弱,是那样的,不是吗?我不认识这妇人,一生中从未见过她。把你的手放在孩子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如果这妇人有足够的信心那样做,愿这事显明出来,主啊。愿那病离开,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不要疑惑。
103

现在,主在这里,瞧?我们一直在赞美他,直到他来。现在,他在这里。

  那后面坐着一个妇人,就在那个妇人的后面。她的手举了起来,手上拿着一块手帕,她在祷告;她坐在最后一个位子上。这妇人得了胃病,已经好了,姐妹。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不需要了,你没有。回家吃你的晚餐吧,一切都过去了。“你若能信……”你信吗?问一下这些人。天上的神知道,就我所知,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们。这难道不是一样的基督吗?
  瞧,这里坐着一位妇人,她穿着一件红外衣,你有祷告卡吗,女士?你没有?你不需要了。你没有病,但你心中有个问题,你想来对我说;那问题是个属灵的问题,你想知道你是否要停止工作,全时间地为主做工。你不是从这里来的,你是从德克萨斯州休斯顿来的。留在原处,他为你准备好之后,他会呼召你的。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妇人,我鼓励你们来相信。
104

什么?归回的路。瞧,这里有个男人正与圣灵有着美好的接触,一个坐在这后面的男人,穿白衬衫,头有点秃,他来自阿肯色州。你有祷告卡吗?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的胃病离开你了,你可以欢欢喜喜地回到阿肯色州的家;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

  这里坐着一个男人,他有哮喘,有疝气。他从德克萨斯州来,叫考伯先生,没错,我与你是陌生人。你信吗?回德克萨斯州去吧,你好了,奉耶稣基督的名。他是神,你信吗?
  瞧,这里坐着一个胖胖的小女孩。你有祷告卡吗,亲爱的?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作为神的仆人,我刚才说的那个信息是真理吗?你的肾病必离开你。回家去并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你要相信。
  一个妇人坐在这里,在这排的最后,她的一只耳朵感染了。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回家去,要相信,并得痊愈。
  那里坐着一个得心脏病的妇人,戴着紫色帽子,名字叫兰伯特太太。你全心相信吗?你的心脏病必离开你,你可以回家,得痊愈。
105

你信吗?你信吗?我挑战你们来相信。请举起手,主耶稣,神的儿子,不要让这些事就这么过去了,主啊,你行这些事不是枉然的;你是神,永恒的神;你永远活着。愿你今晚显明这个,你是做这事的那位。这处方是正确的,你正在我们中间,你就是神。让人们现在就相信你,让他们都得医治,双倍的医治,医治所有不信。

  在这一切的事上,我们将赞美归给你,我们仁慈的神,我们的天父。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把他们交托给你。
106

你们全心相信吗?问一问这些人,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们;我现在不知道他们得的是什么病了。那是圣灵,那是对我所讲的真理的一个印证。这归回的路就是我告诉你们的这条路。

  教会迷失在旷野,四处漂流。神我们的父,就在这里,在我们里面,就像他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面一样。只是他在耶稣里面是无限量的,在我们里面是有限量的,但却是同一位圣灵。你看不到他吗?你不认识他吗?要全心相信。
  我们在哪里?对神要有信心。相信耶稣说过的这些事。他岂能又是神的儿子又说谎呢?他岂能做出一个应许,而它又不是真的呢?这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被“接种疫苗”。要回到那乳香那里;要回去,让那真实的圣灵来做,不是感情,不是兴奋,虽然它也有兴奋,也有感情。要让圣灵进来印证他自己。要打开心门,他会行耶稣素常所行的事。“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你们现在相信这点吗?
107

多少人有祷告卡?请举起手。如果你相信我是基督的仆人。

  耶稣在最后给教会的使命中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觉得有带领,我本来想要走了,但有声音对我说:“不要那样做。那些人想要你给他们按手。”神是良善的,他拦阻了我自己的想法。是什么拦阻的?是你们的愿望拦阻的。神必赐给你们心里所愿的。你们有祷告卡的请排一个队,从这边过来,排一个队。主是良善的。
  我看见主让飞机从空中降下来,让我整夜留在那里,一整天,直到第二天,是因为一个黑人妇女对她将死的儿子而有的信心,肯定是的。你信吗?你信这信息吗?你若不能信这信息,那么,你就永远不会信这使者的,我敢肯定。但如果这是那信息,神就必印证它。
108

呐,你们看到了那些异象所成就的。异象是从神那里来的东西,异象不医治你,异象宣告了神。圣经说:“你们中间若有人宣称是先知,我耶和华必对他说话。(神怎么说话呢?就像他以前所做的一样,他总是会说话)。如果他说的是真理,我必印证它是真理。”

  所以,要接受这处方,返回去。回到五旬节的信心上。一神论的对三位一体论的,三位一体论的对一神论的,要像个弟兄;神的会的对拿撒勒派的,拿撒勒派的对神的会的,要像个弟兄。要像个弟兄,要像个姐妹。不要让宗派把你们分裂了。神预定了他的教会;他们正陷在某处的池塘中,我们必须出去找到他们。圣灵今晚就在这里鉴查各人的心。愿天上的神应允。
109

呐,你们都走过来了;如果我能医治你们,我就会做的。但如果我告诉你们我能医治你们,我就是说谎。你们已经得医治了。耶稣死在各各他时就医治了你们,因为“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多少人相信这是真理,请说:“阿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按手在你们身上,宣告这祝福。神啊,求你应允这祝福。我肯定,你们若相信,这必能帮助你们。正如奥洛·罗伯茨曾经说过的,这是个接触点。

  我要这里的每个人现在都相信,我们要低下头祷告。我要这些人从这里接在后面,他们过来时,我要按手在你们身上祷告。现在有点迟了,快十点了,我要为你们祷告。
  我现在就为你们祷告,我要按手在你们身上。我要叫传道人弟兄也来,这样你们就看见,不单是我一个人。我不是唯一的一个。任何传道人都有权利为病人祷告,任何属神的、神所差的、对神有信心的传道人,神都必垂听他的祷告,这与神垂听任何人的祷告一样。他们可能不能像这样辨明人心秘密等,他们没有……那不是常常发生的,没错。但那样做并不会使一个人大过另一个人。
110

我无法像传道人那样讲道;我无法像教师那样教导;我无法像有方言恩赐的人那样说方言;我没有翻方言的恩赐。它临到我……哦,有一、两次。我一生说过四、五次的方言。但我从未……很多时候我确实感觉要说,但却没有说出来,有几次是这样的。

  有一次,我说方言说了一个小时。有一次,我说方言,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四周看看,要看是谁在说话。我想:“那个德国人在哪里?不管他是谁?”我四周去看,那是我在说话;我就很安静。就在同一个时候,有个妇人在十英里以外的地方大出血快死了,正竭力要赶到教会来。当她到了那里,她做了见证,说她立即就得了医治。那是圣灵在做代求的工作,肯定的。
  呐,那些事不是虚构的故事,朋友们,它们是真实的。天上的神知道这是真实的,有几千件那样的事,成千上万件。所以那是神,朋友;是神。现在,要全心相信。
111

摩尔弟兄,你们哪个弟兄,特雷西弟兄,你们传道人弟兄中的任何人,当我按手时,你们想要与我站在这里的,请过来。唐弟兄,你可以在那里帮一下,布朗弟兄,任何人,你们任何基督徒弟兄,相信的,就来这里祷告。现在让我们大家低下头。

  仁慈的神啊,我们在这里要帮助人。我祈求你帮助,主啊。他们知道你在这里;他们藉着圣灵的果子而知道;他们藉着圣灵的行动看到了你在这里。主啊,我们只是人,我们站在这里尽我们的职分。这些神迹必随着信的人;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主啊,愿每个经过的人都得医治,愿它如此成就;我们按手在他们身上,是为了记念我们对他们的同情和我们对神的信心。
112

一开始,我按手在这个婴孩身上,我谴责这个积水的头,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萎缩下去。愿这妇人回来时,向人显明这婴孩的头已经大大萎缩了。愿这婴孩为了神的国而活,阿们!主啊,请祝福他。

  我手按在弟兄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康复。
  我手按在我弟兄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弟兄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孩子得医治。
  神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让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让我们的弟兄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让我们的弟兄得痊愈。
113

所有基督徒现在都祷告,每个人都祷告。奉耶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按手在她身上,我们的姐妹……

  琼恩,过来吧!不要相信你正在想的事,你会没事的,琼恩。作为母亲,这事临到了你,但昨晚有人告诉我,我就摆出来祷告。你会……队列里还有更多的或别的什么……但你会没事的。愿天上的神将他的祝福放在这年轻女子身上。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每一条神经线都放松;愿她恢复到那个金嗓子的位置上,使这个被赐给神的国的天赋得以恢复;愿我们再次听到那个金嗓子回荡在这个国家。
  我责备这个试图使她瞎眼、用这些东西来毒害她心思的魔鬼。愿天上的神用基督那白日的光来打破它。
  我为你而认领这个女孩,你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心里不疑惑,相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宣告这女孩得医治了。话已经说了,现在,愿它成就。
114

奉耶稣基督的名,让这成就在我们弟兄的身上。

  施拉德太太,我拿到了你的字条(我认识施拉德姐妹),你问我磁带内容的事;我还没有回家听,等我回到家就会听。
  施拉德姐妹,你是个很好的妇人。我爱你,我的姐妹。你是那一位,我并不认识你;当我走进来时,有人在说方言,你就翻出了方言,所说的事与那光所说的一样,那光曾降在那里,在我的头上,我当时刚开始,是浸信会传道人。那光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作基督第一次到来的先锋,你也被差遣带着信息作基督第二次到来的先锋。”
  当时那个浸信会牧师(我是在那里被按立的),他听见了这事,就说:“一个受七年级教育的人要去给君主传福音?”
  我说:“那是他说的话。”
  美联社的报纸说:“神秘的光悬挂在传道人头上”。人不知道这事,过了十一年,有人说方言,翻方言的说出同样这件事,那时我正站在那里。神是与你同在,施拉德姐妹。魔鬼在攻击你,我是你的弟兄。哦,主啊!天地的创造者,这个软弱的小妇人,她宝贵的亲人已经离世了;哦,主啊!愿那使我们救主从坟墓里复活的大能,愿他临到这软弱的、曾奉你名说预言的瘦小身体而荣耀你。愿你彰显你的荣耀;愿这被扭曲了的恩赐完全恢复过来;愿她得康复,主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在她身上宣告这点。现在,这话已经说出去了,主啊,愿它为了你的荣耀而成就。神祝福你,姐妹。愿你的魂得……
115

我们的天父,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祝福这个年轻姐妹,赐给她心里所求的,奉耶稣的名。

  愿神祝福我们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赐给他医治。
  愿神祝福我们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赐给她医治。
  愿神祝福我们的弟兄,主啊,求你赐给他医治。让经过这里的人知道,主啊,不是简单地走过来就可以了,而是要带着信心过来,并相信。那就是接受医治的方式。求你应允,主啊。愿他们来,不只是走过来;愿他们认识到他们正在来到神的祝福下,这已经在今晚这教会证明了;主就在这里,他的道已经印证并证实了。主啊,你的医治大能是在……你能行这事。[原注:磁带空白]如果我们照所受的使命去为人们施洗,跟从这些吩咐,那么……他应许要赐下圣灵,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施洗。主是那位施洗的。这样,我就能传讲这道,他来印证,并且我也按手在这些人身上。神啊,使他们……奉耶稣的名从他们身上出来……
116

神啊,也一样给这位弟兄,奉耶稣的名,同样赐给他。

  天父,奉耶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这位姐妹;愿那病从今晚起就不再有了。主啊,你伟大的教会在这里祷告,父啊,愿它这样成就……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病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弟兄。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事为我们的姐妹成就。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事成就。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事为我们的姐妹成就。
  奉耶稣基督的名,拿走……他现在的信心……他现在是在神儿子无所不在的同在中。愿他从这一刻起,使你得释放。
  对我们的弟兄也一样,愿他……主啊,当他经过时……
  这些神迹必随着信的人;你说,他们按手在病人身上,病人就必好了。我为此而相信你,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按手在这些生病的人身上。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按手在我弟兄身上。你的父,愿他加添她所得的福分……奉耶稣的名,求神应允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应允这位弟兄得医治。
  神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你应允我们弟兄所愿的。
117

天父,求你应允他所愿的,奉耶稣基督的名。

  天父,奉耶稣基督的名,应允我们的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应允这个……
  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父啊,我祈求这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弟兄。
  奉耶稣基督的名,主啊,医治我们的弟兄。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祈求得胜……
  奉耶稣基督的名,应允我们弟兄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应允我们弟兄得医治。
  医治我们的姐妹,父啊。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父啊。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
  奉耶稣的名,医治我们的弟兄。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
  神啊,在耶稣基督里应允我们的弟兄得医治。
  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这个……在这婴孩身上,为了你的荣耀。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这个……
  奉耶稣基督的名,主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这位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神的祝福临到……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弟兄。
118

现在,当你们经过时,要信,要信!如果他不在这里,他岂能行他所行的这些事呢?他是一样伟大的,在这里的恩膏与任何时候的恩膏是一样的。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这位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按手在我们姐妹身上,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相信这点,阿们!现在要相信这点。姐妹,神祝福你。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的手……奉耶稣的名。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为我们的姐妹而信。
  奉耶稣基督的名……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的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的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
  奉耶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主啊,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
  奉主耶稣的名,医治我们这位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
  父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弟兄。
119

我们关掉了吗?这看起来可能很奇怪,但这只是顺从神的行动。如果你相信你悔改并受了洗,你就是领受圣灵的一个候选人,瞧?但那是什么?藉着一个传道人,基督的一个仆人,他把这真理带给你们,给你们传讲了神的道。如果神临到他的道,他们传讲这道,圣灵就会降下来,来证实它是真理。

  瞧,朋友们,刚才所发生的事,我不知道;天上的神,他晓得我不知道,瞧?但无论是什么,它必定是荣耀的,因为我的心欢喜直跳,这是不寻常的。
  呐,对我来说,这好像是一个宣称得到了新生的重生的教会,基督再来的时候很近了;瞧,带着凭据,一个确定的凭据。
  如果这里站着一个穿长衫、双手上有钉痕、血从脸上流下来的人,他仍然不是基督。任何假冒的人都能那样做。但当在基督里的生命再次被活出来时,那么,你就知道那是基督了。
120

我在其中的一个晚上传讲了“似非而是”,你刚才看到的正是一个似非而是;它是一种无法解释的东西,看到吗?天上的神如何做到这个的,那是一个神迹。呐,你说:“你能医治我吗,伯兰罕弟兄?”不可能,你已经得医治了。

  如果他穿着他所赐给我的这套西装站在这里,他也不能再做什么了。他所能做的就是印证他是基督,证实他就在这里。你们必须相信他。“你们若信,我就能做,”那就是现在。你若能信,这就是所要做的全部。对我来说,这本该让人兴奋起来;这本该让人悔改;这本该让人寻求圣灵;这本该做一些比现在做的更大的事。
  食物岂是……难道道的种子落在了石头地上吗?女士们,那答案是什么?弟兄们,教会,那答案是什么?神还能再做什么呢?他从未应许别的事,你从未看见有什么事是比耶稣基督的同在在他教会里运行、行出他应许要行的事更大的了。
121

但你知道,教会出了什么问题。你想,要是五十年前会发生这种事,那会怎么样?瞧,本来它应该更猛烈地摇动教会才是。“当仇敌好像洪水冲来时,神的灵就设立一个标准来反对它。”有一天,它要把教会,重生的圣徒,从它的位置上举起来。

  “两个人在床上,我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他要举起教会,进入基督的同在中,永永远远活着。我这样说不是显得粗鲁;我这样说,是带着虔敬、弟兄般真诚的爱并我内心的饥渴,想要看见神的教会成为真正神的教会,多人组成的一个身体。
122

当你这样经过队列、人给你按手时,人无法为你做什么事;你们听说这么多的骗人招术,这么多。“我闻到……”这些东西甚至是不合圣经的,它会使你的心思几乎瘫痪。瞧,魔鬼这样做是要摇动你,使你离开真理。这道是真理,这道成了肉身,你明白吗?愿神祝福你们大家。我爱你们,这里是手帕……[原注:一位姐妹做一个见证]阿们!赞美归于神!

123

主耶稣,你是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晨星、大卫的根,也是他的后裔、阿拉法、俄梅戛、是始是终;他是昔在、今在、并要再来的主,求你将你的祝福降在这些人身上。求你祝福他们,主啊,赐给他们一个旧式的复兴。主啊,将他们带回到许多年前他们父母所得到的那种经历中,就是我们在这次聚会中所庆祝的事。

  这里是一些手帕,人们在五十年前从那些蒙福的老圣徒那里拿走手帕,病人就得了医治。两千年前人们这样做,病人就得了医治。你今晚仍然是同一位神,同一位圣灵,更大量地来到,各种能力恢复给了教会,把教会从沉睡的状态中摇醒。无论谁戴上这些手帕,都愿他们得医治,主啊。愿神的大能使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了医治把这些手帕送出去。
124

现在祝福这些人,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主啊。这道已经传讲了,你彰显了你自己;你证明你就在这里;你证明你不是死的,而是从死里复活,你永永远远活着,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持守你的命令,持守你的道和你的应许,世世代代向那些相信你名的人持守了;这伟大的圣灵在寻找,要找到某处的一个人……

  哦,神啊,他曾经找到一个爱任纽;他曾经找到一个玻利卡;他曾经找到一个保罗;他曾经找到一个马丁;他曾经找到一个路德;他找到一个卫斯理;他找到一个乔治·怀特菲尔德。哦神啊,他曾经找到一个比利·信德,神啊,愿他今晚找到我们。哦神啊,找到这时刻的某个人,使他能传讲福音,大大地摇动教会,就像查尔斯·芬尼或其他人那样,主啊,他将把教会带到它原来的位置上。当伟大的圣灵亲自做他的工作,不是人做的,且运行在人们当中时,今晚也像他过去那样宣告他自己。我们多么感激你,主啊。
  接受我们的感恩,将你的祝福赐给我们。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125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现在让我们闭上眼睛,让我们举起手,让我们赞美他。你们知道他在这里。多少人全心相信,每个相信基督在这里的人说“阿们”!
  现在,让我们向主唱诗,用我们的全心去唱,照我们所知道的尽力地赞美他。呐,好的。
我爱他(现在闭起眼睛,在灵里唱),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126

哦,太好了。[原注:有人发一个预言。]阿们!你知道那是什么?它是什么?说方言和翻方言是什么?是圣灵的脉动说出一些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事,看到吗?

  我告诉了你们归回的路,我向你们发出了邀请;这里有多少人要走那条路并遵循那个处方?你们这里许多从未受过洗,想要受洗的人,请举起手说:“我相信,我准备好了;我要先完成第一件事,我要再回来;我要归向基督。”请举起手。明天晚上这里有施洗的事奉。
  一个浸信会传道人刚刚传话上来,说:“我准备好了。”好的,弟兄,我也是从你们教会出来的。他们给我读错了那个处方,但我自己读到了。我改变以后就发现这点,读了,并照主吩咐的那样去做。就有东西临到了我。哦,神啊,发出这光来;要仰望他的呼召。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那样做?
127

我很感激你们的耐心,我们这样坐着,彼此等待,因为这是圣灵要把一些东西放进我们里面。你瞧,他想要注入一些东西,你们的耐心真是太好了,这很好。

  如果你说:“哦,我不明白,但我要坐着看看,我必须观察一下。”神必充满每个真正渴望明白的饥饿的心。当你看到了,就不要再等了。伸过去得到它,就在那里,它经过了。他可能不再会从那条路经过,没错。
   阿们,阿们!
128

听着!别说话。[原注:有说方言与翻方言。]阿们!感谢归于主。你注意到了吗?他说,他在这里接受了我们的赞美。你知道那首“阿们”的副歌吗,那位弟兄……你唱给我听的“阿们”?你唱过,不是吗?好的,唐弟兄,嗯?

  过来吧,欧尼。我们要唱一首“阿们”的歌来赞美神。多少人知道这首歌?哦,我们都知道,我相信。我们教会的人都知道,我相信。我想,可能你们……怎么说?哦,弟兄,我不能领唱,我不会唱歌。哦,但我想现在来唱“阿们”这首歌应该很美,对主所说的一切说“阿们”!哦!
阿们,阿们!阿们,阿们,阿们!阿们!
  让我们举起手来向主赞美。主啊,我赞美你,你的福分……差圣灵来,主啊,当我们赞美时,今晚请来破碎每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