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122 回归与禧年

1

谢谢,弟兄,大家请坐。[原注:有人说方言与翻方言:“你们要得见我的荣耀。你必得见你所愿的。如果你能敞开心相信,你的主必对你成为真实的。现在,主说你必得见我的荣光,我圣灵的膏抹必临到你,所以你要欢喜并刚强,因为我在那些敬拜我的人当中。”]阿们!阿们,赞美归给神![原注:有人说方言与翻方言:“……你们中间听到关乎我的事情。你们必带着这个消息奔跑,去到那些没有听到的人当中。因为这是宣扬好消息的时候,所以无论远近,都必听见我大能的信息。你还要领受我新的恩膏的信息。你不要怕去行这些事。”]阿们!今晚在我开始对你们讲道之前,就能听到说这些话,真是何等美妙!神应许我们说,他必赐给我们新鲜的恩膏,这就是我们聚集在这里的原因;也是我们召集这次聚会的原因。

2

今晚,我实在认为这是个极大的荣幸,能在这里与这个教会再次聚在一起;与这些礼拜的人,和我的好朋友摩尔弟兄和他可爱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家人,能和所有在主里的家庭,聚集在这里团契和庆祝禧年。我们聚集在神话语的周围,也聚集在他子民的赞美和敬拜中。

3

我因为不在这儿,所以错过了我们弟兄在这里讲到起初在洛杉矶,阿苏萨街的那次圣灵浇灌的事。但我叫制作磁带的索斯曼弟兄先来,他今早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录了那个信息,这样我就可以听到它了。昨晚我们顶着暴风雨开车,要赶来听,但还是错过了;我们太累了,只好在小石城停下来,大约在十二点到一点之间,然后睡了一会儿。今早我睡过头了,所以我有点累;我们一直都很忙,现在正准备去海外等等。所以,我们有点累了。但我知道,我会喜欢听这位老前辈谈论关于那个时候的信息。

4

有一次在北部的加拿大,我有幸听到摩尔弟兄读了那个故事。我一直想知道那本书哪里去了。我想读一读,它说到了早期圣灵浇灌下来后,那些人痛心地呼喊等等。我相信,其中有个人失去了孩子或别的什么,甚至都没有棺材装尸体,不得不锯一些木板来做一个棺材。哦,他们真是被人抵制。然而,他们带着不死的信心继续前进,才看到了今天所产生的这个伟大的教会。

这显明信心能做何等大的事啊!我想,只要人心里坚定,并且拥有那信心可以锚定的东西,他们就会永远不罢休。不管他们失败多少次,都会继续往前。
5

你知道,有一次,有个人想要写或认为他会写连环漫画,但没有人愿意接受他的才能。最后,他就开始为某个教会写一些的小社论;然后他去到了一间老鼠猖獗的车库里,想要写一些故事出来。但没有人愿意采用那些故事;各家报社都拒绝接受,都说他没有才能;然而,他相信他有,他就继续不停地写。

   后来,他开始注意到车库里有一只小老鼠,很有特点,从那里就诞生了米老鼠的故事。现在,沃特·迪斯尼,他的公司或财产,身价已经有几百几百万了。因为他相信他里面有东西在推动着他。
   如果一个人靠着血气能那么做,那么,一个被圣灵推动,相信神要把他的成就带给百姓,并且持守圣经的人,他又会怎么样呢?
6

我期待着这个星期在我自己的魂里能有一个复兴。昨天我告诉妻子,当时我听到了一件好消息,就冲过去张开双臂抱住她,大喊着说:“我自由了!”我走进房间,开始哭了起来。我说:“你知道,我需要神在我里面赐给我一个复兴;”我说:“大约五年了,我一直都有一个很大的负担,快要闷死了,但现在解脱了。”我想:“哦,我要下去杰克逊弟兄的教会,让所有人都为我祷告,好让我里面能有一个复兴。”我实在很需要;我想,我们大家都有那种感觉。

7

安娜·琼姐妹,我实在很欣赏你写的那篇文章,特别是那篇评论那个小帽子的文章。我想什么时候看看那个。

   非常感谢神,能见到摩尔姐妹在这里,我知道她病了一段时间。比利告诉我,她刚才在会中发了言或什么的,这是神恩典的一个见证,见证了主的医治大能。
   在这个星期当中,主若愿意,我们要举办一些医治聚会,为病人祷告。我们打算这么做,为每个来接受祷告的人祷告。我们盼望神赐给我们另一次阿苏萨街式的浇灌。
8

所以现在,我知道,你们有……我想,这个复兴会或聚会昨天就开始了;但我发现复兴从上个星期天开始就一直在进行了,我相信是这样的。所以我知道,你们这里有几个了不起的讲道人;这聚会已经达到了今晚的这种气氛,我们实在是感谢神。想一些东西来对这么一群容易接受的会众传讲,应该不是件很难的事,因为圣灵已经在这里了。所以,你只要直接走进去就是了,能这样做实在是觉得很好。感谢神,在这个教会里我总是会发现一种圣灵热情的欢迎。

9

呐,我们下来时,看见人们有的站着,有的在外面,四周都有人。他们下来,排队回去。楼上楼下,楼台等地方都没有空地方了。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快点讲;今晚,对你们讲一会,明早还有一次聚会,我相信是明早。我确信,明天下午每个人都想来,杰克弟兄要解答问题。

   我说:“杰克弟兄,怎么回事?”
   他说:“我有答案,但不知道问题是什么。”所以,我很高兴解答问题的担子落在了他身上。
10

呐,我们很高兴,也总是很喜欢跟大家见面、交谈,有美好的团契,确实是这样。但现在,让我们定下心来一会,真诚地专注这些事情,知道我们日复一日在迈向那个终点。我刚才在思想这里的那位老前辈,有多少曾与他在阿苏萨街一起敬拜的人已经越过了那条死亡河。某一天,主若迟延的话,我们中也有些人将会谈论这次禧年在什里夫波特的聚会;我们许多人也要越过那条死亡河,我们必须记住,我们也要这么做的。

   所以我们理当采取一切的预防措施,因为我们不可能回来重新再试一次。我们现在就得去做。所以,当我来到会众中时;我从未想要来取悦会众,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来是要讨神的喜悦。有时候我也许会说一些事情,可能会刺痛人,但我并不是有意要那样做。我们需要持守真理和正确的事,要看到圣灵降下来印证那是对的。这是我们大家都在寻求的。
11

呐,在我们读经之前,我想,我们是否可以再次低下头,做一个祷告。

我们的神啊,今晚我们奉主耶稣的名就近你的宝座。光是提到这名字,就已经让我们感受很不一样了,因为这名字何等亲切。我们现在正在上升,正从这个小房子里升起来,越过房顶,越过月亮、星星,进入你的同在中;在你伟大的金坛周围,把我们的信心和恳求连同我们的祭物—主耶稣,都一同摆上。我们奉他的名来,因为知道他曾说过:“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
   现在我们前来,首先要承认我们的罪、我们的过犯和一切的错误。哦,主啊,我们有这么多的过犯,真是太多了。但我们来求你的怜悯,主啊,我们祈求你,在这团契的美好时光里,愿你转向我们,再次将你的祝福大大浇灌在你的子民身上。因为我们看到黑暗正在落下,时候近了,也看到教会之间彼此疏远;还有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主啊,求你在我们围绕着道和圣灵一起团契时,再次拉近我们。
12

愿在这附近、在这教堂内外的任何人,今晚都因来到这里而得益处;愿他们带着敞开的心而来;也愿我们传讲的人,带着敞开的心传讲;愿我们完全交托给圣灵,他便可以使用我们,运行他的旨意。

   我们为着刚才赐下的信息而最谦卑地感谢你,因为在内心深处,我们感到现在已经得到了你的应许:就是你必眷顾我们。主啊,我们正盼望着那个,好像蒙了应许的孩子那样。
   请祝福我们要读的道;求你使听道的耳朵和说话的声音分别成圣;把那些走迷的羊带回羊圈,对那些在羊圈里的,鼓励他们继续往前。神啊,求你医治每个病人;愿今晚在我们当中没有一个软弱的,都可以在你的同在中得到医治。愿我们认识到,我们正在传讲的和所听到的、反馈回来的信息不是一个神话,而是那住在神子民当中的我们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复活大能。我们正在聆听你的声音,主啊,要听听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13

现在,你们若愿意,我想要你们跟我一起翻到圣经的《利未记》第25章。我想要读第9、第10节,从中引出一段我要讲的内容。

   当你们翻的时候,我想要提一下今晚我在这里见到的几位朋友:从凤凰城来的威廉斯弟兄和姐妹,不久要在那里举办一个聚会,与凤凰城的人一起举办;我也看到了从图森来的诺曼弟兄和姐妹;他们就坐在从乔治亚州来的埃文斯弟兄和姐妹的后面。还有其他许多人,我刚才四下观看的时候看到了他们。愿主祝福你们。
   《利未记》25章9和10节:
   9当年七月初十日,你要大发角声,这日就是赎罪日,要在遍地发出角声。10第五十年,你们要当作圣年,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这年必为你们的禧年,各人要归自己的产业,各归本家。
   现在,我要从中取出一个题目,叫“回归与禧年”。呐,就我所知道的以及人们所告诉我的,五十年前的今天,我相信是的,如果我没有弄错,当时圣灵再次浇灌了路易斯安那州。
14

我读过一些关于五旬节运动的历史书,讲到就在一百年前,圣灵大大地浇灌在俄国,但人们拒绝了。看看他们得到了什么?无论神在哪里要赐福给人,人若拒绝它,那地方就一定会陷入到混乱中,就会在那种景况中烂掉。我们知道,神的信息和大能,就是我们大家所信的,对世人和他们的思维方式来说是如此的古怪;所以我相信,我们国家实际上也行了其它国家所行的。呐,愿尊贵和颂赞归给神,我们感谢神所赐给我们的这一切。

15

以色列,神赐给以色列他的仆人一份产业。我们要像教导主日学课程一样打个根基。明晚我打算传讲“为什么以及如何回归”这个题目。呐,今晚我想我要……为了让大家不要错过,或者说不要不明白,我或多或少想把这个作为一个课程,按照我真心所相信的,来教导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接着,明晚的题目是“我们如何回归?”。

16

呐,作为一种预表或说是象征,我们拿以色列为例,因为这时候是禧年;教会被赐予了一份,即基督自己藉着圣灵浇灌在每个愿意接受的人心里,他们成了神的众子。呐,以色列是神的仆人,它得了一份产业。这产业不是给他人的,是只给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是属于他们的。

   如果我们有时间,或说如果时间允许,我们要回去看看那些先祖的出生。他们是由这些妇人所生的。当孩子出生,母亲在生产时会喊出那先祖的名字。结果几百年后,这就把那位先祖准确地安置在巴勒斯坦属他的地上。我们该何等地信任神这书写的道啊!因为它完全是默示的,每段经文都连接在一起,为我们勾画出了一幅图画,显明神过去是什么、现在是什么、永远是什么。
17

呐,我们发现,约书亚给百姓划分地业时,每个人都照着那些希伯来母亲给孩子所起的名字,准确地被安置在巴勒斯坦属于各自的地方:亚设、迦得、拿弗他利、犹大,每个都是。每个人都被放在自己的位置上。

   这给了我们一幅多美的图画!因为这是神把自己、把每个肢体、每块石头、每个地方、每个基督徒都各自放在教会里的一个预表。我们每个人都会以独特的方式,在神家里得到一个位置,就像所罗门建的殿,石头是从世界各地切割来的。但当这些石头通过水路或牛车运到约帕后,所有这些古怪的石头在建殿时都被安放在各自的位置上。
18

我想,一直以来,神都在切割一些很古怪的石头,我们可能不理解,但他们在殿里,在神的建筑里,有着他们准确的位置。约书亚藉着默示,不是单单靠数学,他藉着神的默示,照着他们的位置把地业分给了每一个先祖,完全是照着他们的名字所指示的。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神何等伟大的杰作的图画。除了神,没有人能那样做;根本做不到,惟有神能。那地业将永远是他们的,那是从神来的一个恩赐。神,藉着他奇妙的恩典,照着他的道和那些人的出生,把属于他们的地业赐给他们,并把他们安置在那里。真是完美!完美地衔接在一起!我想这是个预表。
19

呐,别的人无法取代那个位置,它只是给以色列的,也只有他们才能得到那位置和那个位置上的祝福。但如果因为什么原因,在那些时候,如果他们因着某个原因失去了产业,可能是由于贫困;可能是由于别的原因,他们失去了产业,那些是他们父亲的……一个人把产业留给他的儿子;那儿子又把产业留给他的儿子,那产业是属于那个支派的。它永远属于那支派的人,那是一份产业。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经文的话,我相信,在即将到来的伟大千禧年里(你们知道我是指什么),他们要被带回到那地方。因为我们知道那大城锡安要被点亮,在那里,不会再有白日黑夜,因为光将悬在锡安之上。我相信在千禧年,那些支派将再次回到他们的位置上。
20

呐,如果出于某种原因,个别人失去了神所赐给他们的产业,会有称为禧年的一年来到,那是……每七年他们就有一个安息,安息年;每七日他们有个安息日,每七年他们有个安息年。七个安息年就是四十九年,第五十年就是禧年。

   在这禧年里,每个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产业的人,如果他生下来是自由人,有真正以色列的血统,不管谁得了他的产业,都必须白白地归还给他。他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不需要做什么事,只要停下他正在干的活,回去得回他的产业。
   哦,他有权利得到,这是神所赐的权利。因为藉着恩典,他继承了那产业;这产业是神赐给他祖先的,并且一年一年地传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如果他失去了,就必须白白归还。这说明恩典完全是为每个人预备的,他们可以得回自己合法的产业。
   今晚,这给了我们一幅关乎这末世教会的何等的图画。你看到人能做什么,然后再看神能做什么。人所做的都是失败,还会再失败;已经失败了,也将永远失败。但神做的才是永恒的,必永远长存。没有什么东西能把它拿走。神赐给了,这是他白白的恩赐;他因着至高无上的预见看见了,给它定了位,没有什么能挪移它;它永恒地定在那里了。禧年是神向他百姓表达恩典的方式,就是恢复他们的产业或把他们带回到合法的位置上。
21

呐,我相信,这又是禧年的时刻了;我相信,这是禧年的时候了。我相信,五十年前在路易斯安那州,在这个伟大的州,五旬节的信徒刚强、有能力;我相信,神要让一个教会运转起来。我这样说,不是带着批评,而是带着真诚,我相信,虽然那一小群人已经发展成为了大有势力,拥有成千上万会员的五旬节派,它们与各式各样的政府机构都有关系,每个(就像警察、政治家、大人物等,甚至都进入了联邦政府)……不久前,我才知道,在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的任期内,政府内的雇员几乎有四成人,要么是五旬节派的信徒,要么就是有五旬节派背景的。

22

想想这点,在五十年间,这教会从阿苏萨街的一小群人,发展成为了当今世界勇往直前,最有能力的教会之一。我们为此而感谢神,我为此感谢神。我很高兴我是其中的一员,神本着他奇妙的恩典,在他看为合适的一天,把我带进了他们当中,使我成为了他们的一份子。

23

接下来我要说的,决不是怀着恶意,而是怀着对教会的热忱。虽然教会的人数增多了;权力增大了;财政增加了,但在属灵上,它却正从过去那种的境况中坠落了。即使他们财政再富裕,人数再多或人数再少,但他们能持守的最伟大的事,就是神本着他奇妙的恩典浇灌在他们身上,引导、带领他们的圣灵。

   我相信他们所失去的,就是他们曾拥有的那种巨大的火热,那燃烧的火曾降临下来,使他们的魂燃烧;去到街头巷尾,大街小巷,不是经过我们今天所走的那种容易走的路,而是经过遭逼迫的路;经过受痛苦的路;经过令人心痛的路,被众人弃绝。
24

今晚,我多么愿意,但愿我的好兄弟能在彼岸的世界听到。有个老圣徒,几年前就住在什里夫波特这里,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常常走出来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说得很对,教会失去了它的立场。哦,我祈求神帮助,使它再次归回。”

   我和莱尔弟兄,我们坐在那里,他是摩尔姐妹的父亲;他对我讲起早期的那些日子,在过去那些日子里,他们受逼迫,到处受排挤;有一次他去参加聚会,人们禁止他们在灵里敬拜主。有一帮人上来,拿着手枪和来复枪朝窗户里开枪。来复枪的子弹把窗户打了很多洞,当时,一位老姐妹正站在地板上,举手赞美神。那些子弹打到那姐妹的连衣裙上,却没有伤害到她,就掉在了地上。
25

我们需要回到神的大能中,就是今天能行出同样事的东西。虽然我们的人数……逼迫总是带给教会力量;我们太容易得到了,我们变得懒惰了;走到一个地步,不想再往前走了,因为样样东西都是白给我们的。我们需要带着痛苦、眼泪、汗水、祷告、信心和应许,在圣灵的大能中前进。他们在那时所拥有的火热和大能,早已从我们的聚会中消失了。今晚如果再有人往窗户里开枪的话,恐怕人们们会四散而逃,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26

还有一件事,你知道,想到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真是太糟糕了。然而,这证明了那位往日的神仍然是今天的神。过去的神,仍然一直是神,他盼望他的百姓持守他们的誓言和承诺。

   但如果什么事都很容易得到时,我们就变得漫不经心。接着你知道,我们离开了这些东西,失去了我们的产业。
   呐,往下读,在25节那里,在这里,在20章,哦不,是25章,《利未记》,我想要用些东西来作预表,不是带着批评,而是严肃地存敬畏的心,敬畏神;今晚我们都在他的同在中。
27

你读的时候是否注意到(如果没有读,回家后再读),若有人在有围墙的城内买了房产,后来又卖掉了,那么他在一年内就可以赎回。如果他不赎回那个房产,如果那房产是在城墙内,它就得留在那里,禧年也不能白白赎回;必须留在那里,他们是在墙的那边,他们永远也不会听到禧年的号声。他们吹了号,但那房产却不能赎回。

   我很担心,我们起初所拥有的一样东西,那些老前辈们在传道,极力反对把自己组织在一起,而我们却转过身来,做起了我们的祖先过去竭力争战想要脱离的那种事。那座有围墙的城,恐怕我们今天有太多人,有太多五旬节派的人,被围在了某处的某个宗派、某个组织里,他们永远都听不到禧年的号声,永远都无法再回来得到他的产业了。
28

呐,记住,那些被围起来的永远都赎不回来,他们的余生便成了被捆绑的奴隶。如果他们把产业放在有围墙的城内,房主便拥有了那些房产。但如果房产是在城外,在无城墙的小城内,那么它就会被算作田野,禧年就能赎回来。我不是想要批评,我只想做出声明,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真正的圣经真理。

29

呐,在这末后的日子里,我们发现,我们许多在五旬节派组织里的人,我们进来把自己组织了起来,靠着一群人的智慧而拒绝了圣灵的引导。这不是让我们彼此团契,而是让我们分裂,分出一些不同的组织来。这样做,就毁了我们的产业。

   呐,在这些围墙内,如果我们被围到一个地步,不能再接受道和圣灵,而是用教会的信条等等取代了圣灵的大能,对那个人来说,禧年就永远都失去了意义。不管你说你母亲留给了你多少产业,爸爸留了多少,但你却把它卖了,筑起了围墙;不是在基督里得到自由,让圣灵引导我们,而是落入到了信条中,接受那注入到你团契中的教条。
30

在过去的时代,当早期教会把自己合在一起时,他们马上就开始组织了起来。他们组织起来,是因为他们害怕别人或别的领袖会得到一小群人。他们有一些争议出现之后,就必须为了这些争议组织起来。如果他们不去管这些东西,而是让圣灵来铲除、显明、引导、设立,那教会在属灵的能力上就会比现在更上一层楼了。是的。

31

呐,如果一个人和他的家人能听到禧年的号声,也知道那声音对他们的意义,那么,他们就能回来得回他们原有的产业。呐,如果他们听到了祭司,传道人吹号;这号声就是福音。他们听到福音时,也晓得它的意思,知道那是他们的产业,那么,不管他们是在哪里失去的,去到了多远的地方,无论他们要怎么做,他们都有权利回来,再次得回他们的产业。全家人都可以来得回他们的产业。

32

今晚也是这样,在路易斯安那州这里的男男女女,他们知道了我们所知道的事,从我们弟兄还有其他人那里听到了很多年前的五旬节经历,也发现我们筑了围墙……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把自己围到甚至听不见“主如此说”,而只是听某个人怎么说的地步,我们还能听到神的话对此是怎么说的。现在就是禧年的时刻;回去得到你原有的产业,再次回到真实的圣灵上。

   记住,他可以得以自由,无需付出任何代价,不需要做任何事,只需要站起来走就行了。如果他认出了这号声,那么,他要做的就是回去。但他必须要认出这号声才行,瞧?因为他们是神的众子。
33

耶稣在《约翰福音》8章35节说,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呐,仆人不能永远住在家里,仆人不能住在家里。记住,他是个儿子,不是仆人。如果他是儿子,他就是生为儿子的;如果他是仆人,他就是加入进来或买来的。

   哦,没有加入教会这样的事,圣经里没有一个字是说到这个的;你无法加入教会,教会是耶稣基督奥秘的身体,你必须藉着圣灵的洗生在这身体里。所以,根本没有加入教会这样的事。
34

在《启示录》17章,如果你们要读“希腊原版圣经”,即原本的梵蒂冈手抄本的“希腊原版圣经”,你会发现《启示录》17章(英文钦定本圣经),上面说“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个妓女教会,一个女人,她有许多女儿,许多女儿与她联合,而她是个妓女。第一个组织起来的宗教,是在尼西亚大会之后在罗马的尼西亚组织起来的,后来她成为了一个组织,一个普世基督教会的组织,她有许多女儿。

   你看到钦定本圣经这样说:“她有许多导致亵渎的名号,”但“希腊原版圣经”却说:“遍体满了亵渎的名号”。“导致亵渎的名号”跟“亵渎的名号”有太大的区别了。那对我来说(我不知道,如果我错了,求神赦免我),是指那些挂着基督教名号的教会;他们活得像世人,举止像世人,行世界上的事,给永生神真实的教会蒙上了耻辱;他们是加入那些教会的。
   你可以加入卫理公会会所、长老会会所或五旬节派会所,但你无法加入教会,你必须藉着圣灵的洗生在那个教会里,没错。
35

呐,我们看到我们去到哪里了。好的,记住,儿子是住在家里,他们永远都住在家里。他们是藉着预定生在那里:《以弗所书》1章5节说:“在创立世界以前,就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他们是生在神教会里的众子,一直都在那里,因为他们是生在那里的,没错。

   一个仆人,呐,记住,仆人会得到赏赐或工价,但当禧年来到时他永远都得不到自由,是的,先生。如果他不是生来就是以色列人,那当禧年来到时,他是得不到自由的。要在禧年得到自由,他必须生为以色列人。仆人会得到工价。
   许多人也得到了他们的赏赐。耶稣指着那些假冒为善的人说:“他们得了他们的赏赐。”但你是不一样的,是的;那就是耶稣在《约翰福音》8章指着犹太人说的,他们说:“我们是自由的。”
   耶稣说:“仆人不能永远住在家里。”
   但当耶稣赐给他们新生时,他们就不再是仆人了;他们是儿子了,与他在神的国里同为后嗣。这就是教会的样式,在神的国里与基督同为后嗣;藉着基督成为了神的后嗣,承受万有。
36

呐,我们发现,教会偏向了它列祖所走入的地方,即教会的第一个组织。历代以来都是这样,但他们从未,从未……仆人不会得到自由;他们不会听从这道的;他们也不会相信这道。仆人,他们听到了号声;因为祭司走遍了那地吹号,宣告每个人都得自由了;他在全地吹号,宣告全地的人都得自由了。每个生为犹太人的男人都知道,他可以回去得回他的产业。不管他被卖到了多远,发生了什么事,他都可以回去,因为他是生在家里的;他生在他父亲的家里。但仆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哦!

37

他们两人都为一个主人干活,都被卖给了罪;今晚,许多五旬节派的人也是这样被卖的。哦,弟兄,回归!你们大家都要回到你原来的产业上。要转回去!回去的时候到了。

   那些异教徒,呐,那些异教的奴隶不能那样做,他对此一无所知。总之,异教徒是指不信者,不信道的人。
   他们许多人不愿听从真实的道,而宁愿接受教条、仪式和信条。当真实的道吹号发声时,他们不知道你在谈论什么,他们叫你圣滚轮;他们叫你“疯子”,就像五十年前人们在路易斯安那州叫他们的祖先那样;也像过去在保罗的日子里那样,“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侍奉我祖宗的神。”瞧,异教徒对此一无所知。尽管他承认他是什么人物,然而,异教徒是不信者,不信神道的人;这就使他成了异教徒。
38

这只是给选民的,神所拣选的人。今天也是这样:“不在乎奔跑的,不在乎定意的,乃在乎发怜悯的神。”那是神做的,是神藉着他的恩典做的。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神在创世之前就拣选了教会,这是神的恩典。

   那个教会必会听神的道,他们会拒绝所有的信条;他们拒绝所有与道相反的组织和宗派;他们只靠着圣灵的大能来服侍神,阿们!他们肯定会认出那号声。“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你指的是什么?道!你说:“那是神的声音?”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我的羊会听从那声音,他们认得它,他们不跟从生人。”他们不会听从那些信条;他们不会听从那些教条和那些不属于一个身体、而是被引进来、搞出组织来的东西。神说:“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在《使徒行传》……《希伯来书》里,“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一个由信徒组成的身体,一个生出来的身体。
39

在人的身体能成为身体之前;在我能像人那样行动之前;在我能像人那样走路之前,在我能像人那样说话之前,我必须要生为一个人。

   树上的树瘤怎么可能知道我是如何行动的?他岂能说:“我不像那样行动。”他能那样行动的唯一办法,就是像我这样生下来。组织就是这样死的,把人们拉走了,因为它跟从的是信条。
   但是,为了成为神的一个儿子,你必须从神的灵重生,这样,你就成了一个像基督那样的人,会行基督所行的事;然后,你对那些人来说就不再古怪了。人举止像人,这并没有什么古怪的。一个基督徒举止像基督徒,从同样的圣灵重生;你看起初那群五旬节的人,如果是从同一位圣灵生的,同样的五旬节的人就会举止相同,因为是生出来的。那就是为什么今天这些人不明白教会。教会开始变得冷淡、形式化,跟从各种信条等东西,偏离了,不再跟从圣灵,是的。
40

其他人认不出号声。奴隶没有自由,圣经这里说,他们世世代代都要这样。凡进入那城买房产的人,都是被捆绑的;在禧年的时候他也不能赎回他的房产。房产不能出买主的手,他也不能赎回;世世代代都属于那买主,这是经文在这里说的。他必须与房产一起留在城内,因为他的产业在那里,在城内。他没有回去的自由,因为他卖掉了。

41

呐,我们说,这是世世代代的。不久前,我问一个人;有一次,博斯沃思博士(我猜你们都记得博斯沃思弟兄),他说:“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有天晚上,我问一个女孩:’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要让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点一根蜡烛。”好像……瞧, 她对基督教所知道的就是这些。
有一次,我问一个女的她是不是基督徒。
她说:“我要你明白,我是个美国人。”
我说:“那与基督徒毫不相干。”
有一次,我要去为一个妇人祷告,那女士说:“拉上帘!”
我说:“哦,我只是要做一个祷告。”
她说:“拉上帘!”
我说:“好的,你不是个基督徒吗?”
她说:“我们是卫理公会信徒。”
我说:“那正好说明你不是。”瞧?看到吗?
42

瞧,你若说“卫理公会信徒”,那只是一个亵渎的名号;你说“浸信会信徒”,那只是一个亵渎的名号;我们对这点可以说“阿们”。但是弟兄,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五旬节派怎么样呢?”如果没有重生的经历,仍然是个模仿起初的、亵渎的名号;正是,没错。瞧,他们彼此不认得,不知道什么叫团契,他们只知道他们的信条。他们只是像某个会所那样安顿下来,就像会所那样。

   呐,会所没问题,如果你想属于它的话,但不要把它与教会混在一起。教会是一群在基督里由圣灵重生、被神的灵引导的信徒,他们不属这世界;他们从世界里出来了,与世界不同,就是这个使他们成为那样的人。他们的生命死了,藏在基督里;在基督里死了,藏在神里面,被圣灵盖了印。他们远离了世界上的事。
43

那世世代代作奴隶的……有个女的说:“哦,我是路德派信徒。”好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清了清喉咙。],对不起。“我是路德派信徒,我母亲是路德派,我祖父是路德派。”

   好的,那你就一代一代都是奴仆,一直传下来,永远都是那样。在禧年你永远也得不到自由。你可以传道;你可以看见圣灵医治病人、开瞎子的眼睛、说方言、翻方言,完全照着圣经所说的;但你却认不出那号声,没错,那是真理。他们认不出那号声。他们卖掉了,把他们的产业放在有围墙的城内。
44

我们的五旬节派教会也做了同样的事,是的,把它放回到了有围墙的城内,他们不想要听神的道。他们说:“如果他们不这样来,不来我们的教会,那么,那就是不对的。你的名没在我们的册上,就不能被提。”

   你的名是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创世之前就被放在那里了,没有任何东西能抹掉它。“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不跟从生人。”是的,先生。
45

如果那富有的仆人……一个人来,作了仆人并且变得富有了,他买了一个弟兄。呐,那个弟兄可以由一个至亲把他赎回。那个至亲可以在禧年找到他,并把他赎回来。

我们这里看到了一幅关乎基督的美丽图画!一个寄居的在那里完全被束缚住了,被卖到了那些富有的城内,被卖到了那些富有的组织里。但一天晚上,一位知道他在哪里的至亲的弟兄,手拿圣经出去找他。一个至亲,因为他有同样的灵,他生在同一个家里;他去叫他从那群人中出来。
   他是至亲救赎者;这幅图画在《路得记》里被描绘得何等美妙。波阿斯,当时他取了至亲救赎者的位置,代表基督……
46

教会现在就像以色列。教会就像从埃及出来的以色列;以色列还在埃及时,神本着他奇妙的恩典,没有藉着组织或任何别的东西,他召以色列来得到神的兴盛;他召他们来得产业。恩典为他们预备了一位先知;恩典给了他们火柱;恩典给了他们羊羔,献祭的羊羔;恩典给了他们能力;恩典给了他们拯救;恩典给了他们胜利;恩典给了他们这一切。他们在灵里跳舞、喊叫,因着那恩典而赞美神!

当他们在约旦河岸或死海那里跳舞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他们要在应许之地以外呆四十年。本来只有五天的路程,但他们犯了致命的错误,在《出埃及记》19章,他们没有接受恩典,而是接受了律法;他们在那里拒绝了神所预备的路,为自己找了另一条路。“让我们也能做一些事。”这一直以来都是人的想法。
47

呐,记住,这一直都是人的想法,那是人的本性。亚当在伊甸园表现出了这一点。当他失丧之后,他不是回到神那里寻求恩典,而是试图要为自己做一件围裙。从那以后,他想方设法要做一些与救赎有关的事,可是,救赎是神白白提供的恩典,是单单出于神的。你无法做任何事来救你自己,是神救了你。你根本做不到,但人总想做点什么以便能参与到其中。

   他们今天也接受了这点。正如五十年前,你们的父辈母辈,你们今晚的五旬节派信徒,当时,那些老一辈的信徒和今晚坐在台上的这一位,他们喊叫、赞美神,从那些组织中脱离了出来。哦,你若对他们谈论组织,他们会当面笑你;他们是自由的,是的,先生。他们喊叫、赞美神、说方言、拥有神迹奇事和异能。圣灵降下来,他们可以看见基督真实的样式;他们行了伟大的神迹奇事;他们受苦、流血;为了那事业受逼迫,吃尽了苦头,等等。
48

但现在他们怎么做的呢?做的跟以色列人所做的一样。他们也犯了致命的错误,他们想要组织起来。临到以色列人的结局是什么?以色列人的结局是什么?他们不愿接受圣灵的领导,他们不愿接受摩西的带领,他们甚至想要兴起可拉和大坍等人来领导他们;神为他们预备的领导,他们不想要。

今天,我们或教会,也不要神所预备的那种领导。他们试图用别的方法,他们到神学院,让他们的人受教育,这样他们出来后就有神学的经验了。
哦,我宁愿让一个连ABC都不懂、从未上过神学院,但却在这长满扫帚草的山上,某个树墩后面拥有一个经历,并且被神用圣灵充满的人给我讲道。肯定的。他要是被圣灵引导,神就会让凡事朝着他的那个方向运行。他像块磁铁,你隐藏不了他。就像大风中着了火的房子,你无法扑灭他;他会一直烧下去,为基督而燃烧。你阻止不了他,是的。
49

然而他们做了什么?做了跟以色列人同样的事。哦,他们有了得胜;他们喊叫、跳舞;五十年前他们在路易斯安那州这里的五旬节运动中说方言。但就像以色列人想要自己做一些事,五旬节派教会也是这样。他们组织了神召会,接着,又出来了别的组织。我相信是叫作联合五旬节派或别的什么;然后又出来另一个,又出来另一个,又另一个,又另一个,一直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做了跟以色列人同样的事。他们一拒绝神为他们预备的计划,就开始四处飘流。这也是今天教会所做的:四处飘流,把什么都带进了宗派里,抽烟的、结过四、五次婚的不洁的人,等等;允许他们传道,从那边叫来一个乡村歌手,今晚还在那些下流场所,明晚就让他上台演唱。哦,想到这样的事,这对永生神的教会来说是个羞辱,肯定的。
   他们做了什么?带来了那些亵渎的名号,把五旬节丢了,这名号本该是圣的,但它被丢弃到了一个地步,因为他们说:“他是五旬节派的,她是五旬节派的;他们是五旬节派的,你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没错。亵渎的名号,肯定的,这是事实。
50

是的,先生,当他们那样做时,就犯了致命的错误,他们就漂流了四十年。那正是他们所做的;离应许之地本来还不到五天就可以到达,他们却漂流了四十年。从红海到他们过约旦河的地方只有大约四十英里,大约四十英里,他们本来走三、四天的路就可以进入应许之地,但他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今晚,如果那些父辈们接受并持守圣灵,教会就可以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无斑点、无皱纹,因为神已经把他们从组织里带了出来。但他们又回到组织里去,好像狗吃它所吐的,猪回到泥里打滚。他们又回到组织里去了,现在,我们又漂流了五十年,在旷野漂流。
51

但到了一个时候,神说:“你们已经在这山上够久了,上去吧,我们要过去。”

愿这禧年成为路易斯安那的经历;愿这成为我们的又一次经历,即,神,圣灵,对这一代人和他们的子孙说话,就好像过去那些争战过的老战士死后那些人所做的,他们说:“你去做这事,我就做这事。你若奉耶稣的名施洗,我们就与你无干了。你这样做,我们就那样做等等。”那些老战士死了,没错。
该是兴起的时候了,奉耶稣基督的名,你们神的众子,兴起到一个地步,使你能在这个禧年的时候回归,听从神道的福音的号声。你们是弟兄姐妹,你们没有成为宗派;你们是弟兄姐妹,因为你不能成为宗派,你们是生为神的儿子。如果那些奴隶要呆在有围墙的城内,就让他们呆着吧,但你们是自由的,阿们!你们是自由的,让我们回去!让我们回去得我们的产业;让我们回到起初,让圣灵来感动我们,引导我们。
52

这就是他们犯错误的地方。以色列人又一次做了那样的事,这正是人们所做的事。曾有一次,以色列人得到了分给他们的产业之后,四处张望。他们要像其他世人那样,他们求立一个王。

那位老先知……先知一直都是神对百姓说话的一种方式,“主的道临到先知。”是先知把真理告诉人们。
撒母耳站起来,他说:“我拿过你们的钱财吗?我奉耶和华的名对你们所说的话有不成就的吗?”
他们说:“你说的是,你从未拿过我们的钱;从未拿我们的生活费;也从未向我们乞讨东西;你奉耶和华的名告诉我们的都是真理。”
他说:“那么就别碰那些东西,还想要一个王管辖你们,神就是你们的王。”
神不喜悦那事;撒母耳就在主面前哭泣,主说:“撒母耳,他们不是弃绝你,他们是弃绝我。你只是我做工的一个器皿;就让他们要一个王吧。”
53

他们的确得到了他们所要的。我们发现,随之而来的是痛苦。神是他们的王,神是我们的王;圣灵是我们的引导者;神赐给了我们圣灵,我们就要持守他。圣经会带领我们看到他是圣灵不是;圣灵不会在这里应许这点,又在这里否认这点。神要一直是神,就必须完全持守他所说的话,是的。他必须一直是圣灵,必须一直是一样的,是的。

撒母耳拥有主的道,也告诉了他们,但他们不愿相信撒母耳。以色列人喊叫、跳舞;肯定的,他们很兴奋,但他们发现,他们漂流了四十年。
   呐,当我们在飘流的时候……你想过他们在旷野漂流的时候做了什么吗?你想过以色列人做了什么吗?神赐福给他们,肯定的。他们有花园、有庄稼等;他们娶妻,养孩子;神赐福给他们。神赐福给五旬节运动,肯定的。但记住,神让他们出去不是去住在旷野。他们只是要经过旷野,他们走在前往应许之地的路上。
教会应该继续前进,去到完全的应许上;教会今晚应该处在她辉煌的荣耀中;她应该在等候主的再来。但相反,她四处分散,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这对吗?那对吗?我要加入这个,到这里来,下去那里。”哦,回转吧!要远离那些东西!
54

呐,这带给我们什么?这给以色列人带来了那样的结果,这让他们呆在了旷野。这也把我们带回到我们本来已经出来了的呕吐中。我们组织起来,把自己又放回到了那个我们本来已经脱离出来的混乱中。

   难道你们不明白,神从未有过组织,从未设立过组织,也从未讲到过组织,而是一直在反对它吗?神要引导人,人根本无法引导自己。他们说:“瞧,这是大家商议出来的。”
   有一次,当约沙法下去见亚哈的时候,就证明了这种东西只是个大骗局。他们说:“我们必须……让我们求问主。”那听起来很符合圣经。他说:“那是基列的拉末,是属我们的;神赐给了我们那地,希伯来人本该吃那地的小麦,但却让敌人在吃。你不认为我们应该上去吗?”
   约沙法,一个好人跟错误的人搅合在了一起;今晚,五旬节派组织也是这样:好人,卫理公会、浸信会等信徒。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五旬节是一种经历,明白吗?许多好人跟错误的人搅在一起,听从了教条,拒绝了这道,绝对没错。
55

注意,约沙法说:“我们不当求问主吗?”

   他说:“当然,对不起。哦,当然,我应该知道这点。我这里有四百名出色的希伯来先知,我下去叫他们来。”
   于是,他就下去,那些人都说了预言。西底家为自己造了两个铁角,说:“上去吧!”当然,很符合逻辑。他们说:“神赐给了我们那地,那是我们的。”
但这点是有附带条件的,你必须顺从神,才能住在那块地上。
   五旬节派,今晚也是一样。当你组织起来、隔开自己、似乎没有信心了,这时你就违背了神。名义上你可能是五旬节的,但你其实不是,但你要想成为五旬节的,必须得符合条件:基督的生命、神的道可以藉着你流出来,彰显出他自己,证明他是神,神也藉着你做工,有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
56

呐,我们知道,看看这是什么;他说:“可是,”所有人都说:“上去吧!主必与你同在。上去吧,把他们赶出这块地,这地是属我们的。”

   你知道,对约沙法来说,这听起来不对劲;他是个属灵的人。他说:“我们能不能再多求问一个?”
“现在整个组织的所有主教和长老都在这里,为什么还要求问另一个呢?他们都站在这里,为什么还要求问另一个呢?”
他说:“但肯定还有一个吧?”
他说:“是啊,我还有一个可以求问的,但我恨他。”哦,当然,亚哈肯定恨他,因为他是个真先知。他说:“他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组织早就把他赶出去了,不想与他有任何团契。”
他说:“让我们听听他。”
“哦,”他说:“我恨他。”
他说:“王不必这样说,让我们听听他要说什么。”
然后,有个长老跑过去,对他说:“所有主教等人都如此如此说,你也必须说一样的话。”
他说:“神把什么话放在我口里,我就说什么。”阿们!
57

哦,我们应该让泽普弟兄现在来为我们唱“阿们歌”,是的,先生。说出神放在你口里的话;神所说的永远都是他的道。先知说出预言的话,就如同一个说预言的人,没错。

所以他说:“我只说神所说的话,”然后他检验所看到的异象。“给我一个晚上,看看主要说什么。”第二天早上,他带着主如此说出来了。
   为什么?他检验过了,他知道在他以前的那位真实的先知,有主的道曾临到过他,他一定是对的。他咒诅亚哈,告诉他,狗要舔他的血;耶西别要被抛在田里,等等。他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的东西从那个假冒为善者里面出来。
我告诉你,当教会把自己组织起来,把自己孤立起来时,神就永远不会祝福它;历代以来神已经证明了这点,神咒诅它们。
58

你们指给我看有哪一群人不是这样的;神藉着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门徒会一路下来,无论是哪个宗派,都兴起过一场复兴;神兴起一群人来,开始了一场复兴;他们一组织起来,就死了,永远回不来了。神怎能祝福他所咒诅的呢?哦,回归吧!路易斯安那州。禧年到了,回到你自己的地方;回到你的产业中,肯定的。

注意,后来亚哈去到了那边的山上,他就丧了命。与所说的完全一样,因为你注意,米该雅说出了预言后,他知道,他的异象与主的道完全匹配,肯定的。
59

这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带来了同样的事。我们以为采纳多数人的建议就安全了。这就加上了另一处的经文,我可以说:“犹大出去吊死了,你也照样去做吧。”但这没有把经文放在合适的位置上。你必须使你所说的完全与经文所说的一致,没有任何私意的解释;经文怎么读,就怎么读,就应当是这样的。这样,你就总能回到这道上,神也必尊重它。神留意他的道,使他的应许成就。

   这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第一,它使我们的信心变得软弱。我这里记下了一列的东西,有十页纸,说到它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我要跳过其中的一些。
   第一,它使我们的信心变得软弱,因为它将我们隔开了。我们看到其它组织里的另一位弟兄说方言,领受了圣灵,行了我们所行同样的事,然而,我们却被教导说,他是个假冒为善的,因为他不相信我们这群人。我们不是分开的,都是一个身体。我们,在指望和圣经的教训上是一体的;在爱里也是一体的。它使我们的信心变得软弱,使我们瘫痪了,是的,先生。
60

它导致了什么?从鹰群里弄出了鸡来,从属天的鸟中弄出了属地的鸟。鸡也确实是一种鸟,但它是属地的。它把窝建在地上,黄鼠狼会来,去到鸡窝里,把鸡蛋吃掉,把小鸡叼走。但鹰不是这样,它把鹰巢建在极高处,没有什么东西能害到它。

   神把他的产业比作鹰,你知道,没错。但我们得到了一帮五旬节派的鸡,而不是鹰。是什么造成的?我们给他们喂鸡食,就是这个导致的,给他们喂某种信条或宗派,而不是永生神的道。我们歪曲,任意从中搞出组织来,添加教条,完全像罗马教会所做的,是一回事。难怪她是众妓女之母。
61

是的,先生,他们给会众吃鸡的食物,宗派的信条;他们也靠着那些鸡食活着,他们就知道这些。他们是属地的;不知道如何抬起脚来,升到神的同在中,去认领得胜。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大声赞美神;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神的医治。你对他们说话,他们只会像骡子一样的叫;他们什么都不懂。

我不是……如果我说错了什么话,请原谅我;我不是有意要说什么错误的东西。我是想讲一个要点。人们……你谈论神的医治,他们却置之不理;甚至我们五旬节派的信徒也否认神的医治。
   你知道吗?罗马天主教会是最初的五旬节教会。两千年的时间把她带到了这个地步。任凭五旬节派组织照这样子发展下去,从现在起,一百年内它就会变得比罗马教会更糟糕。那就是因为所添加的各种信条和教条造成的;你搞出了鸡,而不是鹰。
神,神是耶和华大鹰,所有这些小子们是小鹰。弟兄,他们知道如何起飞,飞向蓝天,越过地上这一切荒唐的东西;他们不想要你那种鸡院子式的聚会。他们飞到了天上,就是众星所在的地方,呼吸的是新鲜、纯净的空气。是的,先生。哦,是的。
62

他们把聚会现代化了,那就是他们所做的。他们还做了另一件事,就是把不道德的东西带给了我们的姐妹,没错。我们的男人,我们的弟兄,把他们放进了宗派里,说:“如果你不……如果我们把你的卡,你的团契卡拿走,瞧,你就永远不能向其他人传道,因为我们要胁迫你,排挤你。”结果他们就害怕,那就使他变成了一只鸡。

弟兄,挣脱这种东西,回归!这是禧年,你是鹰。不要让人告诉你说你是秃鹰或鸡。对不起,你们是……瞧,一只秃鹰,也是秃鹫。是的,先生,你是鹰,是的,先生。你不理会那些又老又死的信条和宗派。让我们回来;我们是鹰,我们要飞向属天的地方,阿们!
63

一只鹰可以飞到其它鸟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如果他想要跟着鹰飞,他会散架的;鹰是一只特别受造的鸟,的确是这样。我告诉你们,一个从神的灵而生的人,是一个特别受造的男人或女人,哈利路亚!他们里面是从神的灵而生的,知道该如何行事为人,如何成为神的儿子,阿们!没错,你知道那是真理。

   是的,先生,我们不需要有……我们的姐妹,过去我们的姐妹若剪头发是羞耻的,但现在她们剪了;过去姐妹化妆是不对的,但现在她们做了,五旬节派的姐妹。
不久前,我到这里一间著名的五旬节派教会去;他们知道我要讲什么,所以,我就上去传讲神的道,我一直在传讲;他们中每一个人都站起身来,几乎都走出去了,人数还不够组成一个主日学的。那些剪头发的女人,鼠哥猫王,所有人都从这边那边走了,有些还是主日学教师。我说:“那帮鸡,他们受不了新鲜的好食物。”没错。
我们需要圣灵;鹰只吃鹰的食物;鹰不会靠着信条生活,他们靠着圣灵生活,他们靠基督生活。神真正的鹰,他们必须生来就是特别的。
64

小鸡说:“我也是鸟,”我知道你是鸟,没错,但不是鹰;他们不会听从,他们忍受不了,他们受不了;他们就是接受不了,为什么?他们接受不了,对此一无所知。

把我们的聚会变得形式化,使他们瘫痪了。我们的聚会被现代的东西搞瘫痪了。我们有又大又美的教会、又大又美的组织、了不起的神学博士。
   过去我很敬重一个妇人,她的名字叫麦克弗森夫人,是罗尔夫·麦克弗森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妇人。我当时正与一位基督徒商人会的人坐在一起吃早餐,谈话;我们正坐在那里谈话,是吃晚餐,是的。提福特弟兄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来看看我们?”很久以前的事了。麦克弗森姐妹,她出自一个老式的五旬节派信徒的家。她父亲和母亲中的一个是五旬节运动的老先锋。
65

我说:“瞧,”我们谈到了另一位弟兄,他建了一个大教会,并且几乎把他们教堂所有的人都拉走了,他们都……是这么做的。我说:“瞧,既然你们这里已经建好了一个教堂,如果他们还去那里建一个一百万的教堂,那对这个教堂来说就太说不过去了;”我说:“饥饿的孩子却从垃圾桶里找吃的,因为他们饥饿,就是这样。”

我们谈到这点的时候,麦克弗森姐妹站起来,她说:“罗尔夫,这没错。”她说:“我们得到了什么?不过是个一百万美元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我说:“如果你们回到麦克弗森夫人所坚持的那个福音上,圣灵的洗和神的大能,而不是博士,哲学博士、文学博士,所有那些教育出来的东西……”我们需要回到五旬节去;回到这福音上;回到圣灵的引导上。是的,先生。你出去那里,看到那些女传道人,剪短发,各式各样……你知道她们是怎么做的。
你知道怎么回事吗?那天,我到这个地方来,我从未见过……我看见洛杉矶那里有个女的,我正要过去为她祷告,我还以为她长了大麻风呢。但我见过大麻风,看上去不像那样;眼皮底下是绿色的等等,就像那样。我从未……我开始要走过去,说:“女士,我是个宣教士,我见过大麻风,见过糙皮病,我见过各种病,但我从未见过那样的病。我是个传道人,你要我为你祷告吗?”然后又来了一个,看上去也跟她一样。我想:“等一等。”
66

那是什么?瞧,是个耻辱。她可能是个很好看的女人,但你知道,你不应该看上去像个怪物,像个史前的东西,像他们说的那种从火星上来的东西。

你是重生的属神的圣徒,持守住神造你的样子,没错。许多还是五旬节派的妇女。一个女人若那样做,外表虚假;外表只是内在东西的表达,那内在的是虚假的。她所坚持的只是个虚假的宗派,而不是……她本该让基督用复活的大能充满她的生命,但她没有那样做,反倒接受了人造的信条。外表总是内在的表达;凭着果子就可以认出树来,哦!
我知道,你可能以为我是个好批评的人,但我不是;我只想告诉你们真理。你看,今天我们的教会都走到什么地步了;你看,我们是在哪里了。瞧,我们母亲那代人根本不会想到这种东西;我们的弟兄根本不会想到组织这种东西。瞧,你若回到早期的那个日子谈论组织,他们会当面笑你的;我们说:“我们从那呕吐中出来了;我们从那烂泥里出来了,神呼召我们出来了。”
我们不要像以色列人那样为了埃及的肉锅又转回去。神把我们带出来了,但我们却想要再回去。
我们回头看我们得到了什么,跟他们得到的一样。无非是半斤八两,是的,先生,没错。一个是六,一个是半打。信条等东西只能把我们隔开。但是弟兄,哦,我在这点上可以讲很久,但我们不讲了。让我给你们讲一个好消息,现在正是禧年的时候。如果你混在了那种东西里,让我们回归!我们有产业。
67

五旬节运动的父辈们争战,为了得奖赏,并航行在血海里。不要让我们藉着加入组织而行走在舒适的花床上,安顿下来,并说:“赞美神,我是五旬节派的。”

   让我们得到那种经历,让我们回到神那里;让我们回到鹰的食物上;让我们回到圣灵的带领中;让我们回到神的道上;让我们回到禁食和祷告上。
   哦,教会早已把街头聚会忘记了;教会也忘记了彻夜的祷告。哦,他们的祷告都不能超过十五分钟。哦,即使能祷告那么长,也只是一些形式化的东西,有一半的人准会呼呼大睡。瞧,这真是一种耻辱。鸡试图要吃鹰的食物,你做不到,消化不了,没错。你不是为那个而被造的,你不是为那种粗犷的生活而被造的;你必须被造得粗犷才行。你能得到那个的唯一办法就是重生,改变你的方式,返回来,阿们!是的,先生。
68

是的,先生。回归的时候到了。“回归到哪里,伯兰罕弟兄?回归到我从中出来的组织中去吗?”

不,回归到你的产业上,就是我们的天父留给我们的产业。
“他怎么样……他留下的是什么样的产业?”
“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中等候,直到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那就是产业。
   不是“去加入这个教会,加入那个,加入这个”。要等候,直到能力从上头降下来。“多久?”直到“一天吗?两天吗?”要一直等候。不要去接受某种情绪激动、身体颤抖,要在那里等候,直到你死了,埋葬了,在耶稣基督里重生了,使你生命的每次搏动都敲击出耶稣基督来;这样,你就能看见基督的生命在你的生活中和你的行事为人上反映出来;是的,先生,最后,你就能找到像他们起初所拥有的那种能力。
69

要回到五旬节的产业上,是的,先生,这才是你的产业。宗派不是你的产业,五旬节才是你的产业。不是五旬节派组织,你们的父辈们正是从这种东西里出来的。五旬节的经历是你的产业。

   我们要察验自己,那号吹响了,“什么号?”道,神的号,在道里的圣灵。
   哦,诗人说的真是没错,他这样说: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
   众先知预言的迹象;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痛苦恐惧。失散的人,回到你家园。
   救赎的日子已近,人心充满了恐惧,
   要被神的灵充满,把你们的灯点亮。
70

今天,我们有传道人,有懂伦理、受教育、优秀的学者,穿翻领衣服的,他可以站在台上一动不动,从不会弄乱一根头发,从不会流一滴汗,可以一直站在那里讲,哦,传讲教会的文章等,很优美,讲上十五分钟,你们就在下面睡大觉;然后就回家,你们还称自己是五旬节派信徒。

   弟兄,我们需要一个粗犷的、好像从偏远山区里来的传道人,穿着一套工装走出来,敲打着讲台(哈利路亚!),被神的大能恩膏。他传讲五分钟后,圣灵就掌管了教会,那一晚剩下的时间,教会就上到属天的气氛中,那是鹰。他们不会在谷仓院子里的东西中啄来啄去;他们会上到属天的气氛中,吃他们的食物。
71

那号吹响了,是的,先生,回归吧!失散的人。但如果你已经卖掉了产业,你卖掉了,做了那些事……我在说什么呢?回归!如果你加入了某个派系,那派系要使你远离与其他弟兄姐妹的团契,那么就远离那种东西。现在是禧年,阿们!我感到激动了!要回归,回归!现在是禧年,不要让它溜掉了。记住,不要让它溜掉了。

如果你卖掉了,如果你跑到世界里去了;如果你犯罪了,你知道你曾经拥有过这种经历,你去加入了某个使你无法与别人团契的地方;你做了这一切事……我不管你做过什么事,如果你是儿子,你现在就有权利回来,因为这是禧年,这是禧年的时刻。
72

但如果你安顿在了围墙内的某处,把名字记在那里,固定在了那里,一切都跟鸡一样了,那么,就不会再有什么事临到你了,因为你永远再也听不进去了。你会走出去,说:“哦,我想那没问题,以前就听过那个了,”瞧?回家去,睡个好觉,第二天早上起来……

但你无法把信仰睡没了。你无法把神的道抖掉。如果你是鹰,你就抓住了某样东西。
这听起来像是亵渎,但我希望你听起来不是那样的意思,我自己也不是那样的意思。
就像农夫养鸡,他没有……哦,他需要有足够的蛋让母鸡来孵,缺少一个时,他就去拿了一只鹰的蛋放在母鸡下面。那只小鹰孵出来后,那是你在鸡群中所能见到的最滑稽的小东西,它肯定是只古怪的鸟。老母鸡“咯咯”地叫,几乎什么东西都吃。那个小家伙,没有一样东西能合它的胃口,它简直受不了。它听母鸡“咯咯”叫,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搞馅饼晚餐、社交会、舞会、邦科牌会,瞧?它是鹰,它就是无法明白那种东西。
73

有一天,那只鹰妈妈来找它;对那个小家伙来说,那一定是禧年。那只老母鹰飞了过来,大叫着。它抬头看着天空,说:“那听起来才对劲。”它听出了点什么。

母鹰说:“儿子,你不是鸡,你是鹰,从那里出来吧!”
小鹰说:“妈妈,我怎么才能出去?”
   它说:“只要拍打你的翅膀,那是神所赐给你的释放。你生来就是鹰,你拥有产业。上到高处来吧!从那些东西中出来,回来吧!”
小鹰拍动了四五下翅膀,这样它就飞到了院子里的柱子上,正好落在了五旬节派的组织里。母鹰说:“儿子,再跳高一点,不然我接不到你。”它再跳了一下,就跳到了母鹰的翅膀上,然后就飞向了属天的所在。
   那就是这时代的呼召,弟兄,要回归!你们不是鸡,你们是鹰,要回归!是的,先生。呐,我们知道这是真的。
74

呐,号角吹响了,这是号声,是第五十年。你们今早听到了这位老前辈的讲道,藉着这些信息知道了它是什么。我今晚告诉你们,这应许就是现在,让我们回归吧!保罗在《使徒行传》,哦不,在《哥林多前书》14章8节说:“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

今天,全世界有许多了不起的人,各个组织在一起的众教会就像一台庞大的政治机器;人们出来,就像某个大政权,来到机器那里。接着你知道,卫理公会带着它们的政权走那条路;浸信会带着它们的政权走那条路,一个不知道另一个在做什么。
75

愿神怜悯,不该是那样的。那号角吹出的是无定的声音:“来吧,加入这信条;来吧,加入那信条;”而圣经所说的不一样,是的,先生。如果号角吹出无定的声音,你就不知道该怎样预备自己。

但当你听到神的号吹出神的道后,神就会照着他所说的那样用神迹奇事印证它,没错。如果号角吹出无定的声音,那位元帅是不会印证那种呼召的。呐,弟兄,这够你消化一阵儿的了,那位元帅是不会印证那种呼召的。因为主在《马可福音》16章说:“要向万民……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那是元帅说的,“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哈利路亚!那就是呼召。元帅说:“我要藉此印证他们。”他也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那位元帅说:“信我的人(不是那个说自己信的人),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阿们!那才是确定的声音。
他说……那些犹太人说:“瞧,你是个人,却把自己当作神。”
   耶稣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阿们!让我们的教会得到这个,荣耀!是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你们的父辈们过去坐着马车和轮胎绑着铁丝的T型老福特车,上上下下地穿越路易斯安那州,传道反对那些你们今天加上去的教条。从那里出来!回归吧,回来吧,要悔改!回到你们原来的地方。这是禧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是的,先生。
76

哦,让我来说说这点(我知道,这录了音),你们富足的老底嘉教会,你说:“我一样也不缺。”你知道,圣经说你会那样的,它说:“你们不冷不热。”

哦,你说:“我们喊叫、赞美神。”哦,是的,以色列人也做了同样的事,却犯了致命的错误;所以那个并不算数。
我是指神那种燃烧的火热,没有东西能扑灭它。看看《希伯来书》11章,那些先祖只是从神那里得到了一个点头,他们就制服了列国、行了公义、堵了狮子的口,逃脱了烈火。他们藉着信心所做的这些事只是从神那里得到了一个点头。
77

今天,神可以差遣一个传道人来,使劲地用神的话撞击,而我们却睡觉,起身走开了。难怪你们教会被围在了城墙内。我知道这被录了音,磁带要去到很多地方,你瞧?这磁带要去到全世界,因为全世界我们都有出售磁带,它要去到国外的宣教场上。

我是指每个人,是的,先生,要回归!这是回归的时候,因为呼召来了,是的,先生,这些神迹要随着众子,不是奴隶、不是奴仆、不是仆人,而是儿子。“这些神迹必随着信徒,”而且,“若不是藉着圣灵,没人能称耶稣是基督的,”没错。你可能说你能,但必须要有圣灵来印证,证实它,是的,先生。
78

哦,富足的老底嘉,教会在外面,哦不,是基督在教会的外面敲门,竭力要进来。你说:“我是富足,一样也不缺。”

当然,你赶上了卫理公会和浸信会,人数超过了它们,但五十年前降临下来的神的大能在哪里呢?那种在人们心里燃烧的火热在哪里?当时他们走在铁轨上,捡点玉米、把它磨成粉,传讲福音。我们会让他们在坟墓里也不得安息;我们给那些争战为要赢得奖赏的父辈们带来了羞辱。现在,我们却生活奢侈,成为了宗派。我说得够多了,你们应该明白了,那就是回归!
79

神五十年前把他所拣选的教会从那些宗派里拉了出来;神把那些余剩的拉出来。这是禧年,他再次在呼召,回归吧!这是禧年,神五十年前把他们从宗派里拉出来,今晚,他要再次那样做。我们明晚继续讲,已经超时一刻钟了。让我们低下头。

   国家在分裂(基督在各处),
以色列在觉醒(她已经成了一个国家,有了自己的货币,自己的军队;她也加入了联合国),
   圣经预言的迹象;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痛苦恐惧(原子弹等等)。
   失散的人,回到你家园(现在是禧年)。
   救赎的日子已近,人心充满了恐惧,
   要被神的灵充满,把你们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80

回归吧,回归吧!圣灵在呼喊:“回归吧!”我能想象到当时耶稣抬头看着耶路撒冷,他哭了。他爱它,但他们弃绝了他。

   今晚,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若扫视着教会,也能看见一群人,他们应该在神荣耀的大能中发光。圣灵会在你们心里流着遗憾的眼泪,我们干了什么?
神呼召我们,五十年前把我们的父辈呼召了出来,但现在我们却又都回去了。你看到这带给了我们什么吗?一帮挂着五旬节名号、不知羞耻的人,他们抽烟、喝酒、嫁娶了三、四次;女人剪头发、涂脂抹粉、穿短裤、穿污秽的衣服,等等,还称自己是五旬节的姐妹。那给基督的名带来了何等的羞辱!那给他的教会带来了何等的羞辱!难怪他说,在巴比伦,在组织里,有许多亵渎的名号;混乱、大杂烩、各种这样、那样等等的东西。在整件事上,基督在哪里呢?人哪,要回归!
81

我不知道,当我们低着头时,今晚人们是否相信这是真理;即,我们应该在这禧年的时候回归。这是神对他教会的最后呼召;如果你相信,就举起手向神说:“神啊,我要来。”只要举起手,说:“我相信,我相信。”现在,所有的鹰,你们知道也相信……

我们的天父,你看见了这些手。至少有一半的会众举起了手,他们知道这是真理。天上的神啊,求你差来圣灵,主啊,我看见这时刻正在变得黑暗,人心越来越冷淡、形式化。众教会已经远离了,他们不晓得五十年前五旬节运动时那些人所知道的火热、爱心和大能。他们给自己挖了一些小洞穴;给自己造了围墙,禧年时他们也无法出来;永远都不能出来。
82

神啊,你是永不改变的神;你永远都是一样的;你的诫命不能更改。每个决定都是完美的,因此,它无需更改;它是完美的,它是你的道。主啊,愿今晚这事成就;愿你的仆人,各处许多敬畏神的人,主啊,在这些日子里,他们都站在全国各地,传道说:“回归,回归吧!”当外来的传道人来到教会,看到女人男人的行为举止,他们难堪得脸都红了;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传道人,他们知道,他们的脸变红了。他们还能做什么?如果他们批评了这事,那个组织体系就会把他们赶出去。

神啊,把那些鹰从那里带出来吧;主啊,把他们从那笼子里带出来吧,这是禧年。带他们出来得到自由和圣灵。让他们站稳,要么活,要么死。我们的父辈们从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那里脱离了出来,后来过了几代人,他们就把自己组织了起来,出卖了。求你从那鸡窝里、从那鸡棚里把鹰召出来。主神啊,今晚你还是同一位神,再次呼召吧,主啊;这是禧年的时候。
83

求你应允,天父,在这个星期结束前,使我们能看见神的大能再次恢复那些伟大的神迹奇事。愿病人得医治、瘸腿的走路;愿跛脚的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神的大能在人的心里得以彰显。求主应允。

   再次带来复兴吧,主啊,把人们从他们所做的那些冷淡、形式化的东西中带出来;他们弹奏一点曲子,随着节奏跳舞,就说是在灵里跳舞。神啊,一个神的圣徒若是在神的大能下在灵里跳舞,那无论是在大街上,还是在酒吧里或任何地方,他都会跳的;他们喊叫、赞美神。但主啊,这些人外面却活得不同。你的教会正在表达它里面的东西:它里面尽是空洞、肤浅、信条、宗派、被吞噬的、溃烂的、恶性的东西。那都是新打的伤痕,肯定的。
84

神啊,我祈求,愿你接受我今晚的献祭,我把它连同那祭物—那教导这道的基督一起放在金坛上。今晚,我在呼求,主啊,愿你的灵再次把教会带回来。求你应允,父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些话交托给你;我把这教会交托给你;我把这群人交托给你。主神啊,我祈求你为我们行一些事。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求你应允,主啊。我全心地、诚实地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求,阿们!

85

你们爱他吗?你们信他吗?你们相信这是回归的时刻吗?现在,我们太迟了,不能开始医治事奉了;明晚我们再进行,现在太迟了。我要在这点上讲一会儿。

你认为我发疯了吗?我没有发疯,我没有不正常。我完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知道这是真理。教会已经烂透了,没错。她需要重生,需要回来得回她的产业;需要回到五旬节去;需要回到某个东西上。
哦,你说:“我是五旬节派的信徒。”
哦,弟兄,我羞于称自己是五旬节派的信徒,不是因为五旬节这个圣洁的名号,而是因为我可以成为不同的。我要交出自己的生命;我要将自己放在神的祭坛上,说:“主啊,敲打我,塑造我,拣选我,直到我与现在的我不一样了;使我成为你的,引导我,主啊。”
我被人引导得太多了,我要被神的灵引导。我承认这是五旬节,我想要回归,想要看到一个复兴,阿们!
86

你们信这个吗?让我们举起手,唱“我爱他”。如果可以,姐妹,请你给我们起个调。好的,每个人都举起手,高声地唱“我爱他”。唱的时候,请大家站起来。现在一起唱,表达出来你爱他;让我们成为真正的五旬节信徒。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现在,让我们哼这首歌。呐,站在你旁边的可能是个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五旬节派信徒,让我们彼此握手,说:“神祝福你,弟兄,让我们回归。”当我们转过去跟这里的每一个人握手时,让我们这样说。
87

[原注:会众互相问候。]让我们一起说:“让我们回归,让我们回归,让我们回归,让我们回归!”霍尔斯坦弟兄说:“你的确传讲了阿苏萨街的信息。”阿们!让我们回归。

   我爱他(让我们举起手),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耶稣基督的宝血,
   哦,这血泉奇妙,洗我洁白如雪,别泉无此功效,
   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我不懂得什么组织,我没有任何东西。我把一切都归于耶稣,他付了这一切代价,我把一切都归于他;罪留下了鲜红的污迹,他能把它洗净,白如雪。
   我爱他(让我们起立赞美神),
   我爱他(谢谢你,父啊,谢谢你。主啊,我祈求,愿你差来你的圣灵),
   ……爱我(神啊,主啊,把我们带回到那种经历中;浇灌圣灵在我们的身上)。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88

当乐曲在弹奏时,让我们一直举着手。让我们爱他;让我们赞美他;让我们以自己的方式祷告,照你在教会里的方式祷告。所有想得到一次新鲜的洗的人请来回地挥挥手。我要得到一次新鲜的洗。神啊,赞美耶稣。神啊,差圣灵来到我们身上;主啊,再次带我们回到那些经历中;赦免我们的过犯,帮助我们认识这福音的大能和真理,求你应允,主啊。

……赎价,在各各他。
   就在你所站的地方,以你自己的方式赞美神,就在你所站的地方,说:“神啊,我现在就要接受,我现在答应你,我决不放松,直等到我的魂回归到那种的经历中。”多少人要跟我一起这样做,请举起手。“我决不放松,我要抓牢祭坛。”
   我爱他,我……
   “我要祷告,我要祷告;主啊,无论做什么我都愿意。带我回来,带我回到我的产业上。再次带我回到真正属于我的地方。”
   ……爱我(赞美神!),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89

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哦,神啊!差派他的大能来;差来你的先知,主啊;差他们带着道而来;不要让他们在任何事上妥协。带他们回到圣经上;回到圣灵里;回到火热中。兴起一个没有污点或皱纹的教会。你应许过了,主啊;你应许过了,我们相信你。主啊,我为每一个人,也为自己祈求。哦,主啊!差它来吧!现在差来大能,充满各人的心。主啊,我祈求,愿你把我们所需要的差来给我们,主啊,就是你五十年前浇灌在这个州的圣灵。再次浇灌下来吧,哦,主神啊。充满你的碗,将基督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使我们成为所该成为的那个教会;主啊,赦免我们的罪。

90

我们今晚要回归,主啊;作为一群人,我们作为一群人和单个的人要回归;我们要回归自己的产业,主啊,就是圣灵的洗。全能的神啊,你应许过了,主啊,愿你尊荣,尊荣你的道。我奉耶稣的名求。

我……(神啊,神啊,圣洁、公义……神的产业,神以他子民的赞美为产业。)……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91

当你们仍然站立时,我想请这位可爱、大有信心的老前辈过来;我所谈论的这些事,弟兄,也正是你在许多年前为之争战的事。

   [原注:那弟兄说:“绝对没错。”]
   教会应该回归到那点上,你说呢,弟兄?
   [原注:那弟兄说:“我们已经远离了,为了拯救这场运动,我们必须回归。”]
   阿们!
[原注:那弟兄说:“我们已经走了其它各个宗派的路。起初它们是好的,非常好;然而,他们一步步地掉进那种由人的天才所搞出来的机械的齿轮里。我们必须要回到圣灵里;我们必须回归。”]
   你们听这老圣徒脸上流着泪水从内心所说出来的话!他知道,有许多的灵魂正等待着要越过那边的祭坛。
92

某一天耶稣要来到。我希望并祈求,神将兴起这里的男人女人,他们要回归,无论遇到什么事,他们都要回归。回归吧!这是禧年。从这种机械的东西中出来吧!在那里,你永远无法为神成就任何事,你只能为组织成就事情;让我们出来,为神成就一些事吧!你只能靠着神的机械成就事情,即圣灵,所赐给我们的就是这个。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