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111E 为什么我反对组织起来的宗教

1

谢谢你,弟兄。大家请坐。首先,今天我太忙了,以至错过了几个病人的电话。一些人有私人的事要求代祷,这些是我应当见面的。但现在,其中一群人,我想比利说是从加拿大等两三个不同的地方来的。你知道,他们来了这里,一直都住在酒店和汽车旅馆里。我去见他们,见他们,为那些从世界各地来的人祷告,亚洲、欧洲,各个地方。日复一日,当我们在这里时,人们就进来了。这比六百个在名单上等候私人会面的人更紧急,这使事情有点难。但病得严重、急需要代祷的人,我想要会见他们。

2

刚才,由于我在里面跟理事会在一起,听取了教会理事会的意见,刚才我们必须见面。在那段时间里,用掉了我一个半小时,那个时候本该是有些人在这里接受代祷的。如果他们还在这里,我想现在为他们祷告。所以,如果他们愿意,那些本该接受代祷的人,瞧,若是他们现在愿意上来,钢琴师,不管是谁,请上来给我们起一个调,“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现在,那些要接受代祷的人,若是他们愿意,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我想应该是你们,对吧,弟兄?

弟兄们,我自己的身体也受过很多苦。耶稣也在他的肉身中愁烦受苦,使他能成为真正的中保,因为他是神成了肉身,所以他能受苦,能感受软弱的痛苦。那就是为什么他来成为赎罪祭。在这件事上,他差遣他的教会继续他的工作。
3

我……我非常尊重医生职业、外科等等,他们有神所赐的才能来对身体做某些事,动手术,拔掉坏了的牙齿等等。我很感激这些。但有时候这超出了他们的知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瞧?我认为,那时我们就有一个完全的权利,就如我们在肉身中,如果我们去看家庭医生,可能是乡下医生,一个好的老医生,晚上提着灯笼,穿过田野来找你,治疗你。如果他不知道,他会去到一个比他更高明一点的人那里。他会叫你去看专科医生。如果专科医生不知道,我很高兴我们有另一个资源,至大医生。他不会失败,这一位不会失败,因为他自己就是造物主。他为我们预备了一条路。

4

呐,要是我自己里面有什么医治能力能来做这事,我就会去那里做的。我会很高兴做的。但说到医治的能力,我一点也没有;别的人也没有医治能力。但我们被基督差遣去为病人祷告,他已经把医治的能力存在存折上了。明白吗?我们只是上来,好像是写一张支票来提取那个。“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那是空白支票。“你们若奉我的名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何等的应许,这不可能落空的。我帮助了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靠着耶稣基督的血在神的银行里,使这些存款,哦,在这些票据上领取了这些东西。非常成功。神总是支付,因为存款已经在那里了。你明白吗?“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瞧,已经结束了。我们今晚为你们的信心非常高兴。

5

我相信比利告诉我,一位弟兄从很远的加拿大或什么地方来的。对吗?你是从加拿大来的弟兄吗?弟兄,你从哪里来?印第安那州的肯德尔维尔,来自福特维恩。我在福特维恩结的婚。我记得很清楚。我在雷德加帐棚举行过许多聚会。我猜你知道它的位置。我记得,作为一个小伙子,在雷德加帐棚我坐在保罗·雷德脚前,还只是一个年轻的实习传道人。他是个大人物,保罗弟兄是大人物,雷德加弟兄也是个有信心的人。今晚他们的魂安息了。呐,当我还是个小伙子时,我就想接续他们所遗留的,就是耶稣一直以来留给他的教会的。

6

呐,我用我所有的信心来为你们祷告。我不是随随便便地上来。我们决不想那样来做这事。不,那是不对的。我们上来,相信我们必得着我们所求的,明白吗?知道神应许过了。我们心里带着确信上来,就是基督做了应许,你们弟兄们竭力把你的信心放在坛上,做了你所能做的,今晚我来和你们一起摆上我的信心,明白吗?

呐,我们有一个延伸到天空的大祭坛,在那个祭坛上摆放着我们的祭物—神的儿子。瞧?是那流血的祭物。神不可能轻看,不尊重这祭物,因为那是他的道,“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
7

我要我们的长老内维尔弟兄,请他过来跟我一起过去。我要整个教会的人……如果这是你的兄弟、丈夫、儿子、父亲,会怎么样呢?记住,那是别人的家人。现在,让我们带着我们全部的真诚为了这些弟兄来就近神。让我们低头。

仁慈的天父,我们现在开始进入你的同在,靠近恩典的祭坛,虽然我们是站在地上的一张小木凳旁边,但我们的信心已经提升到彼岸燃烧的大祭坛上,在那里,耶稣在神面前发出馨香之气,来自各各他的血的祭物,他胜过了一切的疾病、死亡、阴间、坟墓,复活了,升天了,坐在至大者的右边。我们凭着信心,因着神的恩典,把自己提升到那里,在这祭坛上对创造天地的主说:“主啊,当我们奉主耶稣的名前来时,请接受我们。”
8

这是我们的弟兄们,其中一个来自这个州北边的福特维恩,另一个从大老远的加拿大来到这里,为了这个最庄严的时候而来。主啊,这是在死亡和生命之间。主啊,这里有两个人,虽然年轻,他们还应该更多地服侍你,两个战士,是相信你的基督徒。敌人射出了一支镖,那个有毒的镖打入了他们身体的某个部位,他们回来了,退回到神恩典的医院来调养,得医治,使他们能带着盾牌再上前线去打仗。主啊,他们来跟我们祷告的力量汇合。我们去迎战敌人。

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他们。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让他们走。
他们是战场的勇士。作为你的仆人,我现在带着信心上前为他们按手,相信在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这是我们的主—我们战场上的元帅说的。“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愿捆绑这弟兄身体的疾病的权势松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捆绑这弟兄身体的疾病的权势松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成就。
9

全能的神,创造天地的主,永恒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善恩赐的赐予者,请将你的祝福带给我们所祝福的这些人。经上记着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我相信疾病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身体。现在,这话已经说出去了。愿它成就。阿们!

我奉主耶稣的名相信。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相信你自由了。阿们!教会也同样相信吗?那就愿它成就。
10

呐,这里还有其他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吗?请你举手。好的,现在当你们在那边彼此按手的时候,让我们就近神。“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至圣的神,我们凭信心看见耶稣;我们相信他就站在这里。他看顾自己的道。他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天父,愿全能神的能力触摸这些人,主啊,他们彼此把手联在一起,互相按手。你对教会所说的最后的使命是:“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他们必好了。你应许了,我们相信它。所以现在,它已经成就了,我们为此而赞美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神的能力恩膏这些给病人和有需要之人的手帕。当它们被送出去,放在病人身上时,愿他们得到医治。我们在圣经里读到,人们从圣徒保罗身上拿了手巾、围裙,污鬼就出去了,疾病也得到医治了。父啊,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我们知道你仍然是耶稣。我们祈求你应允这些请求,为了你的荣耀。阿们!
11

我不知道磁带是不是开始录音了。在录音吗?如果没有,我要他们此时打开录音机。我相信开关合上了。呐,我希望我今晚不会累着你们。我提早了将近半个小时或三十五分钟开始。这是个主日学的功课,我想,如果我把我心里的这个信息录音,可能会有益处。我们就要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新的教堂,一切都是新的。

12

现在,我想读一些经文。如果你们想要跟我一起读的话,我要从《撒母耳记上》第8章读,我们要从第4节读到第10节,然后为节省时间,再读19节到20节。我在这里写下了几页经文和参考,如果你们有钢笔、铅笔什么的,有纸,你想参考这些或记下这些来,你可以记下来,或者马奎尔先生会有磁带。

我想把这磁带献给我的传道人弟兄们,那些误解我的传道人,特别是宗派教会的弟兄们。绝大多数都是宗派的。
13

我今晚的题目是:“为什么我反对组织起来的宗教。”现在我要读经作为一个背景,或者读一段经文让这题目确实合乎圣经;我要从《撒母耳记上》8:4-10读,然后是19-20。对于看得见的听众,我相信,当你回家后,你会写下这些经文,仔细地读。对于将要听磁带的弟兄们,我相信,当我说到一些你不能同意的东西时,你也不会就关掉录音机,而是在里面寻求神,看看它是不是符合圣经。否则的话,我认为我们即亏欠自己,也亏欠这时代的信息。

我相信所有的教会里面都有基督徒,我绝对不是反对基督徒。但我之所以做了我所做的,说了我所说的,是因为这是圣灵在道中的启示。
14

现在让我们来读《撒母耳记上》第8章,先从第4节开始,一直读到第10节。

4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5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6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7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8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9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10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
现在看19节和20节作为结束。
19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20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
愿主给所读的他的道加添祝福。呐,作为一堂主日学课程,我想说,我们要尽我们所能地专注在神的道上。
15

我们知道有时候说的一些事情(某些教会),绊倒了那些所受教导与他们现在所听到的相反的人。比如,那天一个人告诉我,他是我的一个朋友,现在就坐在这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对你是相当信任和相信的,当你说,当你说没有永恒的地狱时,我几乎从座位上摔下来。我说:’这人肯定错了。’”他又说:“你让我们忍了一会儿,然后你又说:’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就是从神来的。’”那正是我们大家寻求的。瞧?

16

没有经文说有一个永恒的地狱。因为永恒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所以圣经说,地狱是为魔鬼和它的使者创造的,所以它不是永恒的。曾经一个时候它不存在,将来也会有一个时候它又不存在了。但他们可能会在那里受惩罚,藉着火与硫磺,在火坑里,千秋万代地烧,但最后要结束,因为地狱不是永恒的。如果有一个永恒的地狱,你就得有永生来活在永恒的地狱里。如果它是永恒的,它就是一直在那里的,你过去一直在地狱里,将来也要一直在地狱里。瞧,没有这样的事。

所以,你瞧,“永恒”是“从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就是在神里面,是来自希腊词“佐伊”,意思是“神自己的生命”。当我们从神的灵重生时,我们就因着神成了永恒的,因为我们有了他的一部分生命,这生命使我们成为神的儿女,这样我们就有永生了。在我们里面的生命,在末日神必叫有这生命的身体复活;但叫我们复活的是在我们里面的神的灵,因为是在基督里的基督的灵,叫我们的身体活过来,使我们复活,与他一同坐在荣耀里,与他一同作王。
17

呐,至于这个题目。这么多年来,这个教会一直立在这里,尽管我是在一间宣教浸信会教会由罗伊·戴维斯博士按立的,大约三十三年前在杰弗逊维尔这里。呐,我……从那时候,我在组织里只有一小段时间,几个月,直到教会里出现了不符合圣经的事,我告诉他我不能支持那个。所以我就被要求要么照着做,要么就得“其他”的,所以我就“其他”了。所以只有一样东西是我所相信的,就是这神的道。我对这个是师傅的人说:“只要你能在神的道里让我看到。”

他说:“但这是我们的教训。”
我说:“但我要它出自这道,瞧?神的道。”
18

不是因为我不属于一个组织我就反对组织,因为我非常感激我的弟兄们,我今天就在对他们讲道,也收到他们的邀请,我猜几乎是每一个宗派,特别是在全备福音派,甚至在许多别的教会。他们邀请我进入他们的团契,跟他们联合,但我保持独立。因为我所拥有的影响,我不希望把它放在一群人身上。我希望把神所赐给我的,为病人祷告,来帮助在各个组织里的所有神的孩子。神从来没有因为他们属于哪个哪个,就让我不要祷告或不要为这个人祷告;神省察人的内心。

19

呐,一开始,我之所以不属于那些组织,反对组织,首先是因为我不相信基督教组织符合圣经。我相信它是不符合圣经的。那就是今晚我要靠着神的恩典努力向你们证明的,就是建立任何的组织都是不符合圣经的,不正统的。

呐,首先,我们称之为宗教。“宗教”这个词是“一个遮盖物”,意思是“要遮盖某个东西”。亚当有一个宗教,当然他是用无花果树叶来为自己做的,但那行不通。他搞出自己的理论,想要找出一条逃脱的路,要在他自己所做的什么事上找到救恩,从亚当到最后组织的等级,神都拒绝了。从来没有,靠着神的恩典,我们今天要用圣经来证明。宗教是一个遮盖物。亚当用无花果树叶来为自己做了一个遮盖,自己搞出来的,想要自己做一件事。但神要求死亡,一个赎罪祭。
20

呐,宗教与救恩之间有很大的差别,明白吗?救恩。宗教是一个遮盖物,瞧?救恩是一个出生,是神的一个礼物。救恩是一个出生,是神的一个礼物,它不可能通过任何人或任何一群人取得。这个礼物神是要赐给个人的。根据圣经,未有世界以前,永生的这些礼物就为神所预定给个人了。圣经在《启示录》里说,将要出现在地上的敌基督,要迷惑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瞧?神藉着他的预知看见谁会来谁不会来;基督下来为那些愿意来的人开了一条路。瞧,知道其他的人……

21

如果他就是神,他就必须是无限的。如果他是无限的,如果他是无限的,那他就必须是无所不能的。如果他是无所不能的,他就必须是无所不在的。如果他是无所不在的,他就必须是无所不知的。所以你看,所有这些使他成为神。

他从起初就知道末了。他知道谁愿意谁不愿意,他知道有许多人愿意,所以他差遣基督来为那些愿意的人献上了赎罪祭。呐,我们所做的没有一样能跟救恩有关系。耶稣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过去式),必到我这里来。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的。”瞧?呐,瞧,这一切都是神所知道的。
22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在吗?”我不知道。我希望我在。我们就当恐惧战兢,做成自己得救的工夫[腓2:12]。呐,教会是预定要毫无瑕疵、毫无皱纹地来迎接神的。呐,如果我们在那个教会里,我们就跟那个教会一同是被预定的。现在以神的道检查一下自己,然后你就能查出我们相差得有多远。

呐,组织的基督教决不能提供那个保证。不能。一些人说:“你上来承认耶稣是基督,在教会里受洗。”魔鬼也这样做。它自己也相信耶稣是基督,却是战兢。瞧,没错。
23

神从未命令要有什么组织,圣经里没有一处。圣经没有地方支持这种东西。亚当开始一个组织,失败了。后来宁录想要建立一个组织。如果你是历史学家,你就知道巴比伦的历史,读过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你就会发现许多亮光。那位宁录,这个罪人建立了巴比伦和所有那些姐妹教会,或周围的地方,这是预表这个末世离道反教的基督教,建造了一个大地方,其他所有的人都向他进贡。他在那里建了一座塔,试图把人们组织起来,但他失败了。失败了。那组织失败了。

24

可拉,在《民数记》16:1,你若想读的话,可拉试图做同样的事。他把所有的利未人聚集起来,他聚集了一些名流,高等人,大人物,圣人,他和大坍聚集起来,说:“一个人想要管辖我们所有的人,这不对。”于是他们试图搞出一个组织,开始聚集,他们来到神拣选来做工的摩西和亚伦面前,跟他们说他们太擅自专权了,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的,他们就有权利……当然他们说:“多数人的建议更保险。”但那不能应用在基督信仰上。那适用在战争中。注意,有很大的差别。

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拿一句经文,说:“犹大去上吊了,”和“你也去照样做吧,”但这么做是不对的。
25

神挑选了摩西,神挑选了亚伦,这是那个时代的信息。不管另一方看起来是多么好,都是违背神的思想的。我们必须让神的思想成为我们的思想,要以基督的心为心。这本圣经启示了基督的思想。整本《启示录》叫做启示,是耶稣基督的启示。我们可以看到他怎么谴责这东西,他怎么把它撇在一边,我们稍后要讲到这点。是的。

26

可拉,我相信他在所做的事上是真诚的。我相信这人并不想做错。我相信是因为这个人的无知,看不见神的手运行,不知道经文,这就是导致他推理的原因。

今天大约百分之九十的麻烦也是这样,我们试图把自己的想法注入到神的计划中。我们根本都不应该想。他掌管我们所想的。我们应该使我们的想法顺服于他的旨意。瞧?你现在明白吗?
可拉带着好的意图,带着错误的教导到处走,告诉这些弟兄们,藉着推理向他们表明,神不只是祝福先知摩西,这位使者,不只祝福他,他说:“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的,呐,全会众都有权利做这事,全会众都有权利做那事。”所以他们有好的人,利未人。呐,这是神的选择,按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传道人;利未人是服侍圣殿的人。摩西不也是因着这个缘故叫他们来吗?
他从未心存不敬畏地去做事。他告诉他们拿着香炉,把圣火盛在炉中,把香放在其上,摇一摇这圣香,这是神的吩咐。他们上来让一群人管理教会,但神却吩咐一个人做这事。
27

当他们这么做时,摩西伏俯在地,因为他知道神差派了他做这工作。神说:“让他们拿着那些香炉上到帐幕前。”于是当他们开始摇盛满火的香炉,香往上升,神对摩西和亚伦说:“你们离开他们。从他们中间出来。”因为后来神称他们是罪人,不信者。

罪就是不相信神的道。你偷盗是因为你不信;你说谎是因为你不信。你犯奸淫是因为你不信。如果你是个信徒,你就不会那么做。只有两条路,要么是信心,要么是不信;你是被其中的一个所控制。
呐,起初神是道,他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就是道;他是道。当神住在你里面,是神的道住在你里面,因此你可以向他说的一切喊“阿们”。那就是神住在你里面。
28

呐,如果你注意,这些无辜的人手里拿着香炉,手里拿着圣火,神开了地,把他们吞下去了,把他们跟摩西分开,因为摩西离开了他们。摩西警告会众:“不要跟那样的一群人犯傻。要离开他们。”呐,你知道经文;读一下16、17和18章,你就会发现。“你们离开这些罪人,不信的罪人。从他们中间出来,因为他们和他们所有的一切都要走向灭亡。”紧跟着,地和这些拿着圣火的人一起陷了下去:被一个人迷惑的无辜者。

今天也一样。有许多无辜者落入了遗传的陷阱,手里拿着圣洁的道,本该靠着这道来传讲。此刻,我看见一个表情从一个传道人脸上流露出来,一个卫理公会的传道人,直到上个星期天晚上还是卫理公会的传道人。他看的时候,我猜想这对你意味着许多,弟兄,要被赶出去。
29

呐,瞧,拿着香炉,火在神面前发出馨香之气,那些手拿着火,却是手里拿着香炉灭亡了,因为他们试图凭着真诚做点事,却是反对神的道,试图建立一个组织。说:“你擅自专权!你是谁,说你得到了神所有的道?”

他们没有看见摩西是那个时刻的使者。瞧,他拥有主如此说。地上没有人像他一样。他有信息,人们却没有看见这点。摩西绝对是带着主如此说的。肯定的。是的。
30

呐,今天我们发现同样的事,好人、大人物、宝贵的人,想要通过人的遗传来传讲他们手中的神的道:这里剪剪,那里砍砍,使它这样说:“来加入教会,改变你的会员资格,”手里拿着道,属灵上却是死的。瞧?

他们无法相信神的使者或那个时代的信息。他们无法明白为什么神不用一整群人做工,而只是放在一个人身上。
我曾跟很多人讲过,“伯兰罕弟兄,我们要做什么?我们知道你是对的,但我们要做什么?组织会把我们赶出去的,我们就无处可去了。”我为他们感到遗憾,但有一个地方。你说:“瞧,我们会饿死的。”
大卫说:“我从前年幼,现在年老,却未见过义人被弃,也未见过他的后裔讨饭。”[诗37:25]
31

他们正是在同样的基础上拒绝了耶稣。他们被他们的宗派、圣祭司、圣建筑、圣教会和圣殿裹得死死的,以致他们看不见神在他肉身的帐幕中。哼。“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瞧,他们全被死死地裹在里面。这些人被裹得太死了,以为大坍等人是对的。宁录被裹得太死了,以为他能成就某件事,带人们越过神的忿怒。亚当确信如果他遮掩自己的赤身,神就看不见了。你遮不住它,只有神能遮盖它。瞧,看到吗?神的计划遮盖它,不是你的计划。一向都是那样的。他们看不见耶稣在他的殿里,神在肉身显现。

今天当我看到圣经的道被遗传切得如此破碎,真让我感到恶心。内心诚实的人站在那里听见了道,他们知道那是真理,但他们不敢动一下,因为他们的遗传给他们的教导是不同的。弟兄们,洗锅洗盆去吧,继续干吧。但至于我们,至于我和我的家,我们要接受基督(就是这道)。明白吗?
32

我们来看一下《约翰福音》第3章,尼哥底母,一个叫做犹太议会的大宗派的先生和官。他们聚集在一起,他们形成了自己的遗传。法利赛人的遗传和撒都该人的遗传,那时他们就有自己的宗派、差异,所以他们……这人是这个犹太议会的先生和官,是个在教导上很了不起的人。他以为他知道经文;他是照着他们的遗传所认识的。耶稣不是说:“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吗?瞧,因为他们的遗传。

那是什么?把他们自己的解释加在神的道上,而不是单单地听道所说的。他们说道不是这个意思。你注意到吗,那是魔鬼对夏娃所使用的同一个声音,开始了第一个组织。看到吗?“肯定会是这样的。神不会那么做,你知道。”瞧,是同一回事。今天也是一样。
33

我们注意到这位官来见耶稣。首先,呐,他来寻求永生;他来寻求救恩。然而,一个像他这样身份的人,以色列人的先生,以色列人的先生来见一个人,我们没有记录证明这人曾上过一天学。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老祭司,圣人,来见一个年轻人。他们是贵族,一个富人来见一个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的乞丐,来问他通往救恩和永生的方法。

首先,尼哥底母这样承认,那个犹太议会的人,他们看到了耶稣身上有一些东西,是他们组织的人所没有的。他们看到他身上有一些东西,因为他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我们,”是的,他们不愿承认这个,因为那样他们就会被踢出去。瞧?“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这些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我们知道这个。”哦,组织……
34

我们注意到耶稣是神的彰显。呐,“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这些事。”他们知道在那人里面有一些不同的东西。他是那个时代的光。他是神的见证人。

可拉也在摩西身上看见了同样的事。那个时代他们没有一个人像摩西那样。摩西是神在那个时代见证神能力的人。可拉和他的那群人在摩西身上看见了这个。他们明白那不可能是摩西。摩西不可能分开红海。摩西不可能降灾在地上。那是神在摩西里面,因为神在一个见证人或时代的光里表达自己,他们没看见它。可拉想弄出一整群人来,什么都可以接受。
35

组织擅长做的事就是这个:引进一切的乌合之众,称之为基督教。送一个男孩去到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认识多的学校里,送他去那里,给他一份教育,让他学心理学,给他哲学博士、博士学位或艺术学士,或别的什么,然后打发他出去传福音,却从来没有得救,还否认童女生子和复活,否认神的医治,否认神的能力,否认那些耶稣为之受死的原则,否认《马可福音》16章是神默示的,否认“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而这是耶稣自己说的道,否认《使徒行传》2:38,否认神所默示的其它经文;却要接受一个他们都对其一无所知、争来吵去的人的遗传。当你告诉他们真理,给他们看真理时,他们却因为他们的遗传而羞于行动。

36

可拉做了同样的事;他看见神在摩西里面;他看见那是神的代理人,神藉着他做事。尼哥底母看到神在基督里,“若没有神与他同在,无人能行这些事。”尼哥底母已经在组织里了,想要出来。可拉在外面,却想要建立一个组织来加入进去。这是区别。尼哥底母想要找到救恩,好从那组织里出来;他从孩子时就在组织里,他厌倦了组织。他想要得救。但可拉试图为自己建立一个地方,好让他在那里能成为一个大人物。

37

今天人们就是这样的。那就是基督教的问题,我们有了太多虚假的模仿。我们五旬节派的人们,请原谅我这种表达,真为他们属肉体的攀比而恶心。神兴起一个人,给他一样东西,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想要模仿那个人。难道你没有意识到你是在害死自己那帮人吗?

你打橄榄球时……“路程,”正如保罗说的,“让我们存心忍耐,奔这路程。”得到球的人,你不要把球从他手里夺去,而是要保护他。但相反,因为他不属于你的组织,你就想要从他手里把球抢走。一些人太笨了,他不能……地毯上的花都能把他绊倒,他们想把球从你那里抢走。是的。我是指属灵上的意思。对不起,我……瞧,要是他绊到像《使徒行传》2:38这样的小事,那他肯定会跌倒了。对那些绊倒在《马可福音》16章上的人,他怎么办呢?瞧?这是基督浅显易懂的教导。在尼西亚大会上讨论的那些东西,这些年来人们仍然被它绊倒。
38

想要……可拉试图建立一个组织好钻进去。尼哥底母已经在组织里了,却想要出来。尼哥底母被悦纳了,出来了。可拉却在自己的努力中灭亡在了组织里,他在自己的努力中灭亡了。哦。

尼哥底母所在的组织知道基督是神所差遣的;在第3章这里,尼哥底母承认了,“拉比,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同样的一群人,却因着他们的组织,因为耶稣的能力赶出了污鬼,就称他是别西卜,说:“他用他的教义迷惑我们的人。”今天也是一样。迷惑什么了?
39

耶稣说:“我只做父喜悦的事。我只持守神的道。”因为他就是道。除了道,他不能做别的。

但因为他们的组织,因为他们把人裹得死死的方式……他们心里知道这个,但他们的组织不让他们持守这个。为了搞出一条逃脱的路,好让人们不离开组织(“众人都随从他去了”),为让人们不离开组织,不去跟随神的真理(他就是真理:“我就是真理,是光”),为了让人们不跟随那个,他们说他是在迷惑人。想一想。一个人,他心里知道耶稣是神,神在耶稣里面(“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说这些事或做这些事”),知道那个,并且那么说,那么承认,然后转过身却称他是别西卜,一个用教义迷惑人的人。哦。
40

尼哥底母知道他是先知。呐,那是一个在组织里的人,他十分爱神,十分敬畏神,藉着旧约认出这人有资格,被证明和印证是从神那里差来的先知。这人,即使他是夜里来的,我尊重他,他到了那里。他比今天我们许多的教师好多了;他们根本就不来。尼哥底母最后来了。所以不要责备他,如果你还没有来的话。

尼哥底母知道他是先知,所以他敬畏神。他不愿让那个人(那个时代的光)离开他。不管它是多么相反,不管他的组织怎么说它是相反的,他看见了神印证那个人,他知道耶稣是先知。如果耶稣是先知,主的道临到先知,他知道他在讲什么。瞧?所以他去见耶稣,他想知道怎么得到救恩。这人是先知,神的道与他同在,他必知道救恩的道路。
41

但尼哥底母所要学习的,是今天这个时代宗派的许多人所要学习的。尼哥底母所该知道的,也是今天这些宗派的人所该知道的。耶稣比先知大多了。他到耶稣那里寻找,请耶稣告诉他通往永生的道路,耶稣自己就是生命。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所以他不需要试图学习一个教训,他必须来接受这个人。这就是今晚的焦点。头块的房角石再次被弃绝了。头块的房角石是什么?当然,它就是道。基督,他是道。

他必须学习某样东西。他心想:“瞧,这人是先知,他只是一个先知。”
42

所以你们注意到吗?耶稣从未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责备他的瞎眼。瞧?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是道,是道所发出的光。他是神藉着一个器皿发光,证明那是神在人里面。他就是道。《约翰一书》1章……《约翰福音》1章,“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是神的道藉着一个身体虚弱的人在发光,就使组织瞎了眼。但他来得到单个的人。他比先知大多了,他就是道。他是生命。他不需要教导你去就某个生命;他自己就是生命。他是生命。他是光。他是生命。他是永生,永生在他里面,惟有他是永生的赐予者。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所以你……你不能只是有他所教导的道,你必须有他。

43

你说:“哦,人们坐下来学习圣经和所有的希腊词,怎么解析,还有标点等等。”对神的认识还是一无所知。瞧?不是的。人有了……是人有了形式,人有了计划吗?是人有了神的儿子,有了他,这个人,他是那位有生命的。

尼哥底母知道耶稣晓得生命的事,但他从不知道耶稣就是永生。与他说话的这个人就是使者,是那个时代的光,是世上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他被差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1:5,11]为什么?为什么?因为他们组织得太紧了,搞的是洗锅啊盆啊等等遗传,以致他们看不见道成了肉身。
44

它又重演了,再次重演了。历史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演。是的,耶稣知道他有,耶稣知道生命,但尼哥底母却不知道他就是生命。今天事情也是这样。太多的人想要把耶稣当作一个伟大的教师,他们甚至想说他是先知。但当你想说他是神的时候,就不接受了。瞧?但他过去是神,他现在是神,他将来永远是神。就是这样。是的。

注意,耶稣从未告诉尼哥底母,呐,当他来见耶稣时,耶稣从未说:“呐,尼哥底母,我非常尊重你,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我要告诉你,你在寻求永生,或许你应当在学问上多深造一些。你话说得不太正确,”(胡扯。)“或者你应当在你的宗派里找一个更高的职位才能得到永生。”
这就是今天太多的人想要做的,哼,更高的职位,他们想从牧师升到州长老,或者到主教之类的东西。这跟神毫无关系。
45

留意耶稣在这么一个人面前怎么说。耶稣责备他不知道他所生活的时刻;耶稣说一个人必须要重生,说:“你是要告诉我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能明白这事吗?”

他说:“嗯,我是个老人了,能再进母腹里吗?”
耶稣说:“你是五旬节派教会的主教、红衣主教、州长老或别的,你是组织里的大人物,还不明白圣经吗?”
“哦,我们有摩西。”
“你们若认识摩西,也就认识我了,因为他就是那位说到我的。”瞧?但不是照着他们的遗传和组织,那是不同的。但摩西确实说到了他,耶稣就是摩西所讲的那位,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它。为什么?他们被遗传捆得太死了,他们不知道它。
46

读或拿着这磁带的弟兄们,现在不要关掉它。等一下。让我们来面对这件事。我爱你;你是个牧人。我不是想要成为一个万事通。如果我给人造成那个印象,那你就停住磁带,为我祷告。我只想带给你一些是真理的东西。不要错过这点。

呐,我尊重人的规定等等;但当你建立这些组织……看看法利赛人,不愿跟撒都该人有任何关系,因为撒都该人不相信天使,也不相信有灵和复活等等,法利赛人两样都信,他们就彼此争斗。呐,一神论相信一样东西,三位一体论相信另一样,卫理公会相信别的,长老会又信另一样,你就画清了界限。你得到了什么?弟兄关系的分离。等一下我们顺便在圣经里找出那个地方,看它是什么,神说它是什么。
47

呐,不,耶稣从未告诉他去深造。他只是责备他不知道真正的东西。“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明白这事吗?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明白……”想一想。“一个先生,正统教会里的高层,主教,红衣主教,连我所告诉你的,如此初级的肉身上的事都不明白,还怎么能明白从天上来的属灵的事呢?”

但是一个没有学问的老渔夫,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却明白,瞧?被立为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彼得。瞧?哦,“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瞧?他们看见了。他们相信了。他们照着它行动,知道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他们。
48

就像农夫……这里不适合讲笑话,只是为了做一个说明。他们说一个农夫让一只母鸡孵蛋,他没有足够的蛋,就把一只鸭蛋放在母鸡下面。当小鸭子孵出来时,它是那些小鸡所看见的样子最滑稽的东西。它有一个滑稽的长脸,它边走边嘎嘎嘎,而不是咯咯咯,小鸡都在谷仓里吃食和啄食。但那却不怎么适合鸭子的胃口。所以有一天,老母鸡领它出去,到了谷仓后面,捕捉蚱蜢,在山上有一个湖。风刚好从湖面吹过,鸭子闻到了水的味道。那是它的本性。老母鸡说:“咯咯咯,回来吧。”

鸭子说:“嘎嘎嘎,”径直奔向水。为什么?它从一开始就是鸭子。不管母鸡怎么咯咯咯,它仍是一只鸭子。
49

一个预定得永生的人也是这样的。当他看到神的光,世上再多的组织也不能将他叫回组织里。不能。为什么?那是他的本性,他跟他们进食已经很长时间了,吃着他们的垃圾、一起交往,但他到了一个地方,找到了不同的东西,于是他就知道了。耶稣说:“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着生人。”他们可能在跟着一个奇怪的东西,但在他们内心有不同的东西。一旦让他们听到真理,那你就等着瞧吧。“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

50

是的,耶稣责备他不认得。“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明白这事吗?你们必须要重生。”

呐,天然的人,我要你在这里注意一件事,“你们必须要重生。”呐,天然的生命,如果为了在这个自然的生命和自然的事上活动,我们要有天然的生命,那我们就必须有一个天然的出生。他们不是从某个地方的树上把你拽下来,瞧?不是用什么方法把你插上。他们试过了,但行不通。必须是一个真实的出生,天然的出生,使你活动,这样你就能有五个感官,会走、说、看、尝、感觉、嗅、听,走动等等,因为那时你是一个人了,你受这一切事的支配,因为他们进入了自然的生命。
51

在这样的出生里,有时候我们在属世的智慧或世界的事上非常聪明,成了总统、大学者、工程师、科学家等等。你们一向知道,从最开始,有那种智慧的就是该隐的孩子,不是塞特的孩子;塞特的孩子是谦卑的牧羊人,也是敬虔的人。而该隐的孩子一向是精明、傲慢、有科学,是博士,大人物。是的。圣经这样说,你知道,圣经这么教导。非常虔诚,最后却灭亡了。

我们藉着上学、接受学问等等变得聪明,我们变得非常聪明、精明,能做各样的事,说各样的话,有时候口才还胜过了被圣灵充满的人。耶稣不是说过:“今世之子较比天国之子更加聪明”吗?肯定的,因为他们藉着他们的智力,他们会说,更聪明,口才更好,拿起经文,扭曲它,使它说它没有说的事。
52

“哦,经文并不绝对是那个意思。”当一个人那么说时,就要远离他。瞧?你知道,圣经说,神看顾他的道。它是照着它本该有的方式被写成的。瞧?它以这样的一个方式记下,为要迷惑或使聪明人被它绊倒。它太简单了;那是他们被它绊倒的原因。瞧?是的。

他们所能积累的这一切智慧等等,然而它是来自……那个出生是从这地下来的。它是从地上来的,是反对神的灵的。第一个出生使我们在地上活动,使我们成为必死的人。因为罪在伊甸园里发动,使人藉着一个女人来到世上。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但是人为基督所生,却是永恒的。约伯说:“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伯14:1]注意,人为基督所生,必须是从上头生的。呐,但一个从地所生的人,聪明,几乎更聪明。
53

看看魔鬼多精明,它愚弄了生到地上的每个祭司。它肯定做到了。它愚弄了……它仍然在做这事。是的,肯定做了。魔鬼聪明,但是有一天,它遭遇了击败了它的对手。我们唯一必须做的,就是单单依靠他,他已经打败了魔鬼。瞧?

但它是从下面来的,人所积累、要证明和显示这一切事的智慧:为什么人应该做这个应该做那个,这属肉体的头脑是违背神的,与神为敌的。圣经这么说。没错。不管有多聪明,他们都能扭曲它。我要人告诉我神在圣经哪里有组织或吩咐要有一个组织,而不谴责它的。不管他们想要有多聪明,都是相反的。智慧能站出来驳倒你,藉着告诉你关于它的事,使你感觉非常渺小,但却是与经文相违背的。
54

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有一件事反对你。你是唯有耶稣派的。”

我说:“我不是。我不属于任何组织。”
有一天,某个州的长老派人来说:“伯兰罕弟兄,有人告诉我你是唯有耶稣派的。”
我说:“那完全错了,是不对的。”
他说:“他们告诉我你相信’自由的爱’,就是人应该离开妻子追求……”呐,瞧,那是魔鬼的谎言。你知道这个。
我说:“我绝对反对那种不符合圣经的事。我相信圣洁和纯洁。我相信只要他们活着,男人就是跟他妻子连接在一起的。”若是没有先祷告,你就不应该娶她。
55

唯有耶稣派,唯有耶稣派的群体,我丝毫不反对他们,对我来说,他们就像任何群体一样。但他们施洗是错的;他们施洗来让人重生。我相信我们重生是藉着圣灵,不是藉着水。我的确用耶稣基督的名给人洗礼,圣经里没有别的经文与它矛盾。圣经里没有人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我请人来指给我看哪个地方有人是那样受洗的。如果它不符合经文,就不要那样做。

你说:“那没有什么差别。”
对保罗来说有差别。他吩咐他们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就领受了圣灵。保罗说:“即使是天上来的使者(《加拉太书》1:8,教导别的福音,与我教导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瞧,那是遗传。
56

不久前我跟一个大人物谈话,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做不到。我知道那是对的,”他说:“可是我对此能做什么呢?”

我说:“顺从它。”
他说:“哦,我在我们的会众中间很受信任。”
我说:“可我想要神的信任;所以顺从他的道吧。你必须做出选择,你要服侍神还是服侍人?”
但他们搞出组织,在组织里设立这些宣言,一路下来。那东西第一次使用是在罗马天主教会里。是的。我要人来指给我看不同的东西。我也读过历史,你知道。所以记住,那是天主教的洗礼,每个以那种方式受洗的人都是归入了天主教的团契。若主愿意,晚上结束前我要证明这点。哼。是的。那就是你必须回来的原因。不是回到唯有耶稣派。
呐,在唯有耶稣派教会中有很多好人,在神召会、神的会、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和天主教中也有很多好人。但没有一个那样好的教会,没有一个。那里面的个人属于神的教会。但不是他们所得到的宗派使他们成为神的教会,就像人们想要使它成为的那样。那是错的。等一下我们往下讲要给你们一些经文。
57

是的,要在地上活动,你必须有自然的出生才能活动,这样的出生使我们聪明,正如我说的。瞧?我们变得精明、聪明,我们的智力给了我们那些。但记住,那个出生,它从一开始就是相反的。它是属地的,是违背神的道的,对神和他的计划是愚拙的,对神的计划无知。如果不是那样,尼哥底母知道的就会比耶稣知道的更多。瞧?“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吗?”瞧?看到你们宗派去到哪里了吗?看到你们伟大聪明的人碰在一起,拟定自己的计划并设立的吗?

58

让我告诉你这点。每次神赐光在地上,赐下关于经文的东西,他们就跟随着它。那个人一离世,他们就从中搞出一个组织来。他们一组织起来,我要请在场的或听见磁带的任何历史学家来指给我看:任何时候有哪一个使教会成了组织的人,不是死在那里,从此再也不会有复兴了。它是违背神的,是违背圣经的。所以,我反对它,反对任何神所反对的东西。如果神在我里面,我就会反对神所反对的东西。他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他的教会就是我的教会;他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他献出他的生命;他成了我,使我藉着他的恩典可以像他。瞧?我们换了位置。他成了一个像我一样的罪人,在我的位置上为我受死,好让我能成为神的一个儿子,像他那样。

59

你看到你的宗派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了吗?我们还未开始呢。在属世的智慧上聪明,但对神的计划却是死的。现在我们回头看看,在这里停一会儿。

亚当违背神的计划,因为他不顺从神的道,想要为自己做一个遮盖物,一个宗教。它失败了,人试图做的向来都是失败的。宁录错了。可拉灭亡了。他们想要做什么呢?建立组织。
此后,当他们最终组织了起来后,耶稣发现他们死了。他说:“你们有眼睛,却看不见;有耳朵,却听不见。”瞧?他说:“你们是瞎子领瞎子。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岂不都要掉在坑里?”[太15:14]他说:“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连新生是什么都不明白吗?你若远离那些遗传,持守神的道,你就会知道我要来给人新生。你就知道我的日子。你若知道摩西,也就知道我了。摩西讲到了我,他说我要来,我就在这里。我若不做摩西和众先知说我要做的事,你就不必信我。我若不做神的事,你就不必信我。但你纵然不信我,是一个人,你纵然不信我,因为我是一个人,行了神的事,你也当信这些事,因为他们见证我所做的事。”瞧?
60

那个时候就像今天,如果耶稣今天生活在地上,神召会有一个,一神论派有一个,每个人都有一个耶稣。肯定的,他们的宗派得包揽一切。瞧?如果它不向前进,那他们就不是。分开弟兄关系。

我记得一个叫利特尔·大卫的小伙子。我猜他现在是个成人了,结了婚,有了一个家庭。我记得他一开始的时候。我去圣路易斯。我听说过几个小伙子传道人,说他上去那里,说:“耶稣,一个生在马槽的小男孩。妈妈,其余的事是什么?”但不是那个小伙子。他脱掉外衣,拿一个主题就传讲。他是什么人?他刚好是唯有耶稣派的。他的父亲沃克先生属于唯有耶稣派。嗯,神召会忍受不了那个。他们得给自己找一个小大卫。嗯,其他的宗派也得给自己找一个小大卫。
一次这个小伙子在南方的佛罗里达主持一场聚会,他打电话要我下去帮助他。摩尔弟兄和我看了报纸前面部分的两页,全部都是小大卫们;每个教会都有一个小大卫。哦,天啊!嗯,如果一群神的长老们认出了那个小家伙身上的恩赐,他早就带领几千个魂进天国了,瞧?先让人忘掉人的遗传等等这些东西;如果神在他的生命里有一个恩赐,那就用它。
61

当神的医治最初表现出来时,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感觉,能嗅出疾病。哦,为什么?他们必须这么做;他们的组织落后了。瞧,你把你的组织摆在神的计划前头了;你想是这样的。但神让他的教会(奥秘的身体)照样前进。你不是加入那个,而是生在它里面。

在世俗的智慧上聪明,在神的计划上却是死的。告诉我,告诉我!你可以用神的道和应许告诉他们,向他们证明他们是错的,他们仍然不明白。我可以坐下来,拿起这道,指给你看宗派是错的。我可以指给你看你今天拥有的信条是错的,瞧?这些教会的信条。指出它是错的,他们会说:“瞧,我们被教导要相信这个。”你瞧?在我看来,它是炮灰,如果你知道我在讲什么,那是炮灰。是的,没错。他们看不见。耶稣说:“你……你看不见,不然你就会来我这里得生命。”
62

尼哥底母,一个可敬的人,大人物,教会中的主教,有名望的人,为每个人所爱,他来见耶稣,却对生命一无所知。他对生命如此的无知,以致耶稣因此而责备他;但他带着足够的诚意而来。其他的人根本不来。他们跟大祭司和某某某主教站得远远的。瞧?他们跟他们站得远远的,宁愿接受他们前辈的遗传,也不愿听神的道。

63

呐,你可以告诉他们,他们不会听从的。你可以……你能想象……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这样不是要亵渎。呐,听磁带的弟兄们,我这样不是要亵渎。你能想象吗?我从这里出去,树上的节问我:“你怎么可以这样行走呢?我有生命;我是这树上的一个节。”它可以证明它有生命,但却是错误的那种生命。如果它想走动,它能走动、看、尝、感觉、嗅、和听的唯一方式,如果它能讲话,跟我说话,问这问题,唯一的方式就是,它必须以我出生的同样方式出生。阿们!以其它的方式它永远也不会明白。但如果它以我出生的同样方式出生,那它就会知道我所知道的事。阿们!哦。是的,先生。你无法告诉树上的节我们怎么移动、活动,它必须接受我们这样的生命才能明白。对圣灵也是这样。对圣灵也是一样的,不然你就不能明白它。没有必要尝试去揣摩它,只要先来到他那里,因为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也就是明白它的意思。要明白它,你必须要重生。

64

瞧,你说:“我重生了。”否认道?怎么可能呢?你自己的生命、你自己加入的组织会给你印证,物以类聚。瞧?等再过一会,我们就会讲到那些事。瞧?

藉着圣灵来。你怎么能把圣灵的事告诉那些没有从圣灵生的人呢?你必须从圣灵生才能明白圣灵的事。耶稣说:“风随着意思吹,你却不晓得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瞧?每个从圣灵生的也是这样;他们无法告诉你。一个从圣灵生的人不思想;他让神来思想。
65

你认为我能站在讲台这里,搞出一个想法,告诉后面的人,“他的名字是约翰某某,他是从某个地方来的;他做了这件事。二十年前他娶了后面的另一个妇人,从这妇人生了几个孩子。他必须收回这件事,那样做,”你认为我能搞出一个想法那样做吗?地上的这个出生没有这种智慧来做那事。它超越了那个。它必须是从上头来的。当你从上头的圣灵生时,行这些事的那位耶稣里面的生命会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66

你的出生必须改变。你被欺骗了。你可能说方言;你可能跳上跳下。你可能叫喊;你可能做所有这些、那些和别的事,你可能是个忠诚的会员。尼哥底母也是,瞧?但他缺少了重生。当你否认神的道,试图把它摆在别的什么地方,修改它,随意对待神的话……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只要福音在传讲,这些神迹就会随着。告诉我耶稣在哪里把这个从教会拿走了?告诉我他在哪节经文说过,“只是这么久。”他说:“往普天下,给凡受造的。”

67

是的,要活出他的生命,你必须接受他拥有的那种生命。当你看到他的生命,你就知道他的道。是的。“当他,”人称代词,不是一个想法,不是一个想象,不是一个感觉,乃是“等圣灵来了,他要把我对你们说的话启示给你们,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那就是出生。这是印证它就是道。当一个人说他有了圣灵,却否认神的道,把它摆在别的什么地方,圣灵怎能否认他自己的道呢?呐,你指给我看,在道里哪有组织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瞧?好的。

68

你能想象一个生意人……在此你可以看到我们的教会落后有多远了。你能想象一个生意人在这里开始了一个生意,而且生意很好,他必须赶紧找些帮手;然而他却去到一群死人、尸体那里,说:“你愿意来为我工作吗?”他们对他毫无益处。

那就是组织从未再兴起的原因。瞧?一群死的不信者聚集在一起,像宁录、可拉和历代以来的人一样。怎么可能……神从未用过它,从未用过组织。他不可能这么做。组织已经离开了神的旨意,它也就偏离了。它无可挽救了,也找不回来了。
69

你怎能去到一个不会动、头脑、手脚瘫痪了的人那里,告诉他你想要他为你走一段竞走,存心忍耐奔这路程,放下……瞧?当这人瘫痪了,不会动时,他怎么能做这事呢?你必须先把他身上的瘫痪除掉,然后他才会跑。

那就是组织所需要的,就是神的医治。哦。我希望我听起来不是在批评。瞧?我不是在批评,但如果钉子没有被钉牢,就容易拔出来。瞧?那就是为什么圣灵不能使用宗派。当它……
70

记住,我相信马丁·路德有圣灵。绝对的。可能达不到今天的地步,因为还没有被赐下。你们伯兰罕堂的人,我们已经在黑板上讲过了这点。但他的确相信神,“信的人就有永生。”我从未想过有人像我那样相信,直到今天早上,我下来的时候,听见查尔斯·富勒讲。他也相信新生不是圣灵的洗。新生是出生。圣灵却是洗礼。瞧?哼。好的。

71

呐,我们发现这个人要活动,就必须重生。好的。从肉身生,你就有世上的智慧。世上的智慧听从它肉身的师傅。是的。那正是为什么一个没有新生的人,你告诉他们神的道,他们就会听从他们的主教,他们的长老或他们的组织,而不是生命的道。为什么?他只知道这个,“嗯,你知道,有一天我可能会成为一个长老。”嗯,尼哥底母是一个先生。那超过了长老,超过了牧师,超过了,那是以色列人的先生。瞧?是的,他是个大人物;他属于这个群体,却对神一无所知。瞧?他所知道的只是一些历史。

72

如果神今天不是一样的,一位历史的神有什么益处呢?如果他今天不是一样的,摩西的神又有什么益处呢?这位神能救十字架上的人,今天却不能救在同样境况下的人,又有什么益处呢?正如我一向说的,“给你的金丝雀喂好种子和维他命,使它有强健的翅膀和良好的羽毛,却把它关在笼子里,又有什么益处呢?”我搞不明白。试图告诉他一位有能力等等的神,却把他关在根本不信这些事的组织里。瞧?完全不像样。那就是他失败的原因,他死了。你不能用它。神从未用过它。

想一想,任何时候圣灵都没有用过一个组织,圣经没有一处,历史上也没有一处。如果听磁带的人或在场的人,能指给我看哪里圣灵用组织在地上发起一场运动,请来告诉我。我要你告诉我它出自哪本历史书。你知道它不在圣经里,所以我要你指给我看它出自什么历史。神从未用过任何那样的东西。他总是使用单个的人。
73

是的。从圣灵生……呐,从肉身生,有世上的智慧,这智慧将听从它肉身的师傅。从圣灵生就要相信和听从圣灵所教导的圣经。一个从圣灵生的人必听从神的道,无论任何遗传告诉他什么。没错。你重生了。这是为什么……你瞧,你属于一个组织,你把所有的希望放在组织上……

呐,我不是说组织里的人没有重生。若主愿意,等一下我要讲到那点。肯定的,他们有,但他们是单个的人。不是组织重生了,而是组织里面的个人重生了。但组织只会使他远离神;它所做的只有这个:使你分出去。是的。不要管肉体,宗派教导肉体,它总是违背神的旨意。
74

重生是指从上头出生。“重”是指“从上头”。我猜你们知道这个。瞧?重生是指从上头生。呐,你会看到,如果你想看分类词典,你可以查考它。瞧,是指“从上头来的出生”。因为你已经生在地上了,现在要重生,你就必须从上头生,重生。那个国比这个国高多了,比这个国伟大多了,以至这个国对那个国来说是愚拙的,那个国对这个国来说是愚拙的。

75

正如我常说的,不久前,几个月前我和我妻子出去买一些杂货,我们看见一个妇人穿着连衣裙。这是我们很长时间都没有看见的一件怪事了。

呐,今早,我这样说不是要亵渎;我听到其中一个伟大著名的组织。我女儿和我正在听广播,当时我们要去奉献一间教堂。他们唱了一首歌,关于某某的什么事,一首古典的歌唱,我听起来好像是妇人屏住呼吸,直到脸色发青,还以为那就是唱歌。那是尖叫。我喜欢过去的五旬节歌唱,是从心里发出来的。你虽然五音不全,然而你是在唱歌,向主发出喜乐的声音。我想那是属灵的。我喜欢这个。但屏住呼吸,直到你脸色发青,死去活来……你自己根本不知道你在唱什么。你怎么指望别人知道呢?就是这样。耶稣说:“我们所说的是我们知道的。”是的,是的。我们应当做的是唱出我们心里知道的,和我们所感受的。
76

当他们唱完了,我女儿学过音乐,她说:“弟兄,”她说:“那的确是古典音乐。”

我说:“是的。但你认为那大约五十个人的唱诗班里有多少人是满嘴烟味儿地在唱歌呢?你认为那个唱诗班里有多少人(昨晚是星期六晚上)没有喝一点社交酒呢?那里有多少女的剪掉头发呢?多少人涂脂抹粉,几天前教会的牧师说:’当神发明了化妆品,他造了一个更美的世界?’”我们知道圣经里只有一个妇人脸上涂脂抹粉,神把她喂了狗。我们,任何一个对教会和异教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化妆是异教的特性,一直都是。然而,女人却化妆。男人抽烟、喝酒、胡闹,站在那里唱歌,拥有那么好的嗓子。我们等一会儿要在这里讲到它。好的。属于组织的思想,在我看来,那在审判的时候会失望的。
77

从圣灵生就是要相信并在圣灵里行事为人,就是要明白并全心相信耶稣是基督,这是他的道,在它上面加添或删减任何一个字,都不可能不从生命册上删去你的名字。这话很严厉。如果你在你的遗传里向它加添一样东西或从它里面删减一样东西,瞧,耶稣亲自说:“你的名字就要从生命册上被涂抹。”呐,请在圣经里找出组织、宗派来。你要离开它。是的。

不要理会肉体,宗派的教训是违背圣经的。是的。重生是指从上头来的新生,从上头出生。然后我们就在从上头来的事上活了。哦。因为这是基督自己藉着你在他的道中运行,枝子和葡萄树。
78

那就是为什么耶稣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哦,当然。他说:“除了那从天上降下的,没有人升过天。”留意他答复尼哥底母,当尼哥底母……你知道,他们认为他是个人,不可能是神。他说,他在那里说:“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没有人升过天。”那对他来说太过分了。人子怎么可能从天降下,从天降下,又是升过天的那位,又是站在房顶上跟尼哥底母谈话的那位,而同时又是在天上呢?瞧,他应当明白那是神。他是无所不在的,在各个地方。瞧?但尼哥底母在他的遗传里不能明白这点。他没有属灵的头脑。属肉体的头脑不能领会这点。

耶稣说:“人说我人子是谁?”
“有人说:’他是大卫的子孙。’”
他说:“这样,大卫被圣灵感动,为什么还称他为主,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把你的仇敌放在你的脚下。’”他怎么既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呢?他在大卫以前;他是大卫;他在大卫以后。瞧?他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圣经这样说,既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他怎么可能是他的子孙呢?他怎么可能是他的主呢?圣经说:“从此以后,他们就什么也不问了。”我猜这也是一件好事。是的,先生。是的。
79

从上头重生了,我们就是活的了,在上头的事上活了,因为他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就是他的道印证道本身。在你里面的圣灵就是道在你里面成了肉身。圣灵关心道,主动印证道。

圣灵在任何宗派里都不起作用。他不关心建立组织,因为圣灵本身反对组织。组织寻求属世的事、世界的心思,他们建造大殿宇,粉饰它们,高雅的大组织,高雅的传道人等类似的东西,城里最好的阶层。圣灵想要找到诚实的心,圣灵渴望彰显和证明神道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理。你怎么可能……当组织否认,以信条代替道时,圣灵怎能运行在它里面呢?不可能的。所以你看,组织是死的。神不会去到那种地方找一群人来为他做工,因为他们已经死了。他们是不信道的人,否则他们就不会在那里。瞧?
现在,我们在从上头来的事上是活的了。圣灵关心道。没错,因为圣灵赋予道生命。瞧?“字句叫人死,圣灵叫人活。”[林后3:6]
80

呐,我今天上来,看着森林里那些美丽的大树,高高的山岗,褐色、黄色和常青树点缀在其间。我说:“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我说:“我们刚有了死亡,神让他的花朵盛开,把它们立在山上。那是葬礼的花朵。生命已经回到了土里。神刚埋葬了他所有花朵等等的种子,葬了它们,他就让他的花朵盛开了。他正在察看全地,因为那是葬礼的花朵。但当太阳再升起时,那种子又将发出生命。”阿们!是的。

圣灵对印证道感兴趣。如果你接受了遗传替代道……呐,你说:“瞧,我们相信所有的道,但伯兰罕弟兄,我知道我们不相信这个。”那你就会停在那里。
81

一次随军牧师告诉我,一个上尉说,我相信是一个少校,他说:“牧师,去那里一下;有一个上尉要死了。他被机枪打中了。”

他去到那里,上尉正在挣扎。他们把他带进一座红十字帐篷,他说:“上尉。”
上尉抬头看,血正往外涌,他说:“是的,先生。”他说:“你是随军牧师?”
“是的,”他说:“你快要死了,上尉。”
他说:“我知道。”
牧师说:“你是基督徒吗?”
他说:“我过去是。”
牧师说:“上尉,你是在哪里离开了主?”他说:“你要在你离开他的地方找到他。”没错。
上尉说:“我想不起来了。”
随军牧师说:“你最好想起来,照你这样挣扎的样子,你只有几分钟活了。”张开着口,血从他口里和耳朵里流出来,机枪子弹穿透了他。他说:“你最好快点,你的肺满了血。”
上尉开始想,挣扎着躺在那里。一丝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说:“我现在知道了。”
牧师说:“你在哪里离开了他?就在那里开始。”
他说:“现在我可以躺下睡了。”那就是他离开基督的地方,就是在那里他找到了基督。
当你的组织教导一些违背道的东西,你就在那里离开了基督。回来吧,因为基督正在主动印证和使他的道真实。那就是耶稣的本性,总是遵行父的旨意。瞧?是的。
82

所以,瞧,尼哥底母组织的知识对神来说什么也不是。呐,不管他是那种组织所称为的大人物,还是以色列人的先生也好,但他所有的学识和知识都不算什么,[原注:伯兰罕弟兄打了一个响指。]当他站在基督面前,只有对他的责备。呐,我能想象所有的人说:“圣父啊,尼哥底母,圣父啊,尼哥底母,我们向你鞠躬,先生。”但当尼哥底母站在神面前,耶稣责备了他的无知。所以你看到那一切要去到哪里吗?忘掉它吧。来吧,让我们归向神。是的。好的。

可拉的大知识也算不了什么,亚当的也不算什么,每个都同样否认神印证的信息。现在让我们仔细听,我们等一下要讲到高潮了。哼。瞧,他们每一个之所以陷入了麻烦(尼哥底母、可拉、宁录等等人),都是因为他们没有辨认出神的使者拥有那个时代印证的道。呐,谁都知道这个。呐,我……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讲很久。但神预言和说了某一件事要发生;人就形成组织,让人固定下来。他们相信有一位将要来的弥赛亚。哦,那些犹太人,哦,肯定的。但当耶稣以他的方式来到时,他们说:“那不可能是他。”他们没有明白神的道。呐,耶稣来并没有违背道(是吗?),但他来违背了组织对道的解释。摩西来没有违背道,他来完全与道吻合;但可拉没有看见。历代以来都是这样。
83

呐,瞧。这个时代的信息不能只是一些东西,说:“我们有了真理,我们有了这个那个,”它必须在神的道中被预先说过了。当道讲出去以后,它必须由道来正确地印证。

耶稣由神藉着道正确地印证了。他说:“你们若知道摩西,也就知道我的日子。”先知们清楚地讲到了他,众先知清楚地说了他是什么。然而这还是蒙蔽了他们,他们无法明白。瞧?但耶稣是……不要……
为了录音,也为了你们,我想这样说。瞧,带着时代信息的使者……
84

如果你去,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说:“我们得到了,就是守安息日。”你在圣经中指给我看。埃迪·贝克小姐说她得到了。指给我看。耶和华见证会说他们得到了。指给我看。瞧?卫理公会说他们得到了。指给我看。浸信会说他们得到了。指给我看。指给我看哪个组织得到了。我在向你们证明他们每个都离开了神的旨意,每个都违背了,教导人的遗传而不是神的道。我找不到有任何一个组织是按照圣经怎么写的就怎么接受其中的内容的。是的。但当有人走过来说:“我得到了时代的信息,”他必须先被正确地看见,并被预告要来到。

当施洗约翰走出来时,他们说:“你是基督吗?”
他说:“我不是。”
说:“你是以利亚吗?”
他说:“我不是。”
他们说:“你是谁呢?”
他可以验证自己;他有时代的信息。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喊的声音,正如先知以赛亚说的。呐,如果我的出生和生命跟那个不相配,就不要接受我。”
85

耶稣来了,也是一样,是一样的。带着信息的使者,必须是一个由神预告的信息。然后神通过这位使者说话,印证这是真理。你们听见了吗?你们明白吗?要明白它。它必须先是被预告了的主如此说。带着信息的使者必须完全符合神说在那个时候所要发生的事。

摩西也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伏俯在神面前,说:“神啊,你差遣了我。”
他说:“你离开那伙人。”
明白我的意思吗?一向都是这事扭曲了人的头脑,使他们离开神的旨意。记住,先要藉着神的道预告,然后被他的道正确印证。耶稣说:“我若不行神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瞧,如果我错过了……喂,你们中间谁能定我有罪呢?你们中间谁能指出我是个不信者呢?”
86

尼哥底母说:“我们知道你是……拉比,你是从神那里来的,因为若不是神与他同在,无人能做那些事。”瞧?所以这表明他是个信徒。

呐,我们知道教会历史的人……呐,戴上你思想的帽子。还不太迟,瞧?所以现在认真听着,我要尽可能快点。呐,我要……仔细听磁带。
呐,任何读过教会历史的人都知道,基督教第一次被组织起来是罗马天主教会。呐,在那之前如果还有什么时候,我要请人把历史拿来给我看。我是保罗·博伊德和许多历史学家的亲密朋友。我的书房里有《尼西亚大会后》、《尼西亚大会》和《尼西亚教父》以及所有我知道的关于教会的神圣著作。我研究了它们三十三年,查考它们。从来没有一个组织……天主教会是组织之母。我们知道那是真理。教会从未组织起来,成为一个宗派,直到天主教会的时候。“天主教”这个词的意思是“普世的”。他们建立国教,使它管辖罗马所有的领土,当时罗马几乎征服了世界的大多数地方。那是国教,那些不顺从它的人就会被处死。尼西亚大会,十五天血腥的争战,神真正的先知,他们站在那些……
87

天主教会,它最初建立时,我们都知道;我在这里教导过这点。事实上,亚居拉和百基拉是牧师,亚居拉是罗马教会的牧师。当五旬节圣灵降临时,在天下各国中,只降在了犹太人身上。此后不久,彼得在房顶上看见了一个异象,要去哥尼流家里,他是个罗马人,是个义人,他祷告,圣灵就降在他身上。不久那些名流开始领受它。亚居拉和百基拉去了罗马,他们组织了,哦,他们从未组织,而是设立第一个罗马教会的秩序。他们这么做,就得了他们的弟兄姐妹。

88

革老丢掌权的时候,驱逐所有的犹太人离开罗马。罗马天主教会说就在那个时候彼得在罗马。指给我看哪一处经文说彼得到过罗马,或任何历史说他到过。按照神的道他没有去过,这是我所信的。彼得,一个犹太人,怎么可能容忍偶像崇拜和他们敬拜偶像等等的东西呢?在哪里……瞧?他怎么会反对自己的教导呢?胡说八道。不仅如此,新教徒也这样。等一等,我们稍后会慢慢讲到它,若主愿意的话。注意。注意,我们发现教会说彼得在罗马的那个时候,历史说(圣经也说)革老丢命令所有的犹太人离开罗马。

89

保罗经过以弗所,来到上边一带地方,发现了这些门徒,他到过那里看望亚居拉和百基拉。他们离开以后,这个教会里的罗马弟兄开始形成自己的想法,他们加添了偶像崇拜。后来在康斯坦丁时代,他母亲是个真基督徒,也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但他是个政客。他看见罗马的绝大部分人或大部分人或贫穷阶层都已经藉着基督接受了救恩。后来他们变得非常受欢迎,因为他们取下了维纳斯,树起了马利亚,取下了宙斯,树起了彼得和门徒等等,它成了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宗教。他们是华丽时髦的。那些基督徒却死了。

90

天主教会说:“我们是起初的。”那绝对是事实;天主教会开始于五旬节那天。但使她出去的是这个,她组织起来了,往神的道里注入了教条。最近的教条,你们十岁以上的人能记得最近的教条,就是马利亚升天了,大约十年前。另一个教条也加给了教会。不是经文,而是教条。他们现在要让你明白,他们不在乎圣经说什么,关键是教会说什么。

他们,那位神甫告诉我说:“神在他的教会里。”
我说:“神在他的道里。”
他说:“瞧,那本圣经只是早期天主教会的历史。”
我说:“那我就是一个早期的天主教徒。”我说:“那使得我比你一个神甫更是一个天主教徒。”瞧?我说:“如果是那样的,那我就是那个。”我说:“你瞧,我绝对相信使徒所教导的。你相信的却是人往里面添加的。”事情绝对就是这样发生的。肯定的,是的。它绝对是那样发生的。
91

注意历史。后来他们开始加添教条信条。保罗来到的时候,我们知道,根据历史,他甚至没有看望那第一个教会,因为他无法容忍偶像崇拜。他看望了他们已经建立的第二个教会,罗马的第二个教会。

当那尼西亚大会来到时,康斯坦丁打起了主意,要团结他的王国:跟亚哈和耶洗别做一样的事,在那里通婚。瞧?当他看到一个机会来联合百姓并从中建立一个大有能力的国家,他认为他们应该有宗教,于是他使他们成为国教。当他们举行尼西亚大会时,这些问题就出来了:是一位神还是三位神;他们应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还是奉父、子、圣灵的名;所有这些问题都带来了,在那里摊牌了。开会时,一些老先知来到那里,身上只裹着羊皮,吃蔬菜。是的。但那些名流已经借着各种的手段混进了教会,并用属世的智慧将他们禁闭了起来。但那些先知拥有主如此说。教会陷入了异教黑暗中将近一千年。
但她重新开花了。是的。你不能杀死它。耶和华说:“这些年那些东西所吃的,我必补还。”
92

那些宗派加添教条。为了这样做,加添教条,任何教会唯一的方式,任何宗派能离开神的道的唯一方式,就是加添教条来代替神圣的经文,就是设法形成自己的遗传或教会的教义,尽管它是违背经文的。当你在跟他们做一样的事时,你怎么能谴责天主教会呢?你明白吗?是的。呐,想一想,经文不可能落空。教条从一开始就是谎言。当你接受一个宗派,你就已经得到了一个教条,因为它是添加的东西。它不是圣经。它不在圣经里。

93

没有像组织这样的东西。耶稣从未说:“我差遣你们往普天下去建立组织。”没有,先生,没有这回事。要这样做,就要弃绝神圣的经文。当这样做的时候,就从藉着出生进入教会变成了藉着教条和信条进入教会。不是教会,我道歉一下;是会所。你是生在教会里,但你是加入一个会所。那不是浸信会教会、卫理公会教会、五旬节派教会;那是浸信会会所、五旬节派会所和卫理公会会所,你加入它们里。你不能加入教会。没有这回事。你是生在它里面。耶稣是这么告诉尼哥底母的。所以你看到你在哪儿了吗?哦。

那就是为什么我反对组织。不是反对组织里的人,我反对的是那个体系。因为他们不能……其中一位长老或别的什么人,其中一个教会传讲的东西,是在圣经里,却违背他们的教义,他们那个教会里的宪章,那这人马上就会被赶出去。是的,先生。有些人卑鄙到一个地步,除非是他们自己人,否则就不允许别的教会有复兴会。哦,他们太……
94

一次有人想给一个传道人……就在这个地区,一个老传道人站在这里的街上,呼喊乞求人悔改,说:“来接受基督;被圣灵充满吧,”像这样的话。五旬节派组织里的一个人上去,把一美元交在这人的手里,他就得回去悔改,因为他对他的教会犯了淫乱。还敢说天主教?是的。你也知道我是在谈什么,不管怎样这个教会是知道的。是的。

95

这样做……要弃绝经文……这样做的时候,就变了;当你加添教条,加入一个组织,你就自动地接受了你的第一个教条,因为组织不符合圣经,所以它是加添的东西。一个教条就是加添的东西,“代替”;它代替了出生。当你接受一个宗派,你就加添了教条。是的。这样做的时候,就从藉着出生进入教会变成了藉着教条或信条进入会所。因为,瞧,它本身就是教条,是不合圣经的。

呐,耶稣从未说:“你们往普天下去建立宗派,去把人们组织起来。”他说:“去使他们做门徒。”你相信吗?阿们!所以你看到你完全偏离了。
96

听着,注意这里。让我们在这里讲一件别的事就结束,这次我们要彻底把这事讲透。多少人有希腊分类词典,来自古老的希腊手稿的分类词典?好的,读一下,找找你想找的学者。到图书馆去找到分类词典,希腊分类词典。读一下《启示录》17章,当你读那里时,英皇饮定本这里这样说:“我被圣灵感动……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遍体有导致亵渎的名号。”呐,那是英皇饮定本说的。但原本的翻译是说:“我被圣灵感动……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遍体有亵渎的名号。”

97

“导致亵渎的名号”与“亵渎的名号”是有很大差别的。注意。我们都明白且知道那是罗马教会,坐在七座山上,管辖世界的权势。她被称为淫妇,她是众妓女的母亲。什么?妓女是什么?可能是男人吗?必须是女人。所以如果它是女人,就必须是教会;她是众妓女的母亲,跟她是一路货色。瞧,注意,“在她里面……”把这点讲透。“在她里面是亵渎的名号。”它是什么?呐,这里的和听磁带的传道人,现在请保持安静。那些亵渎的名号是什么?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五旬节派等等。亵渎的名号,因为它是组织,对神不忠,就跟她一样。

98

他们在那些组织里,人们说:“嗯,他是卫理公会的,这样做。他是五旬节派的,那样做。他是长老会的,这样做。”他们什么都干尽了,你知道这个。它是什么?它的名字应当是像基督,被冠以基督徒的名号,却是亵渎的名号。它们不是教会。它们被错误地称作教会,它们是会所。呐,你明白为什么我反对组织吗?不是反对人,是反对组织体系,瞧?那是亵渎的名号(注意。),只是会所,却被错误地称作教会。卫理公会教会,浸信会教会,长老会教会,五旬节教会,路德派教会,联合弟兄教会,没有这些东西。那不符合圣经。

只有一个教会,你不能加入它。你是生在它里面。你被预定在它里面。耶稣基督奥秘的身体,耶稣基督在地上的奥秘身体,是道被彰显出来。神的儿女,他们不属于任何组织。他说:“从他们中间出来。”是的。
注意,现在快点。我不想累着你们,但如果你们现在再多给我几分钟,我要尽可能快点,但我要确保你们明白了,这样你们就不会错过它。瞧?
99

记住,母亲罗马,在她里面发现满了亵渎的名号,众妓女的母亲。那么,如果她们是妓女,妓女是什么?淫妇是什么?跟妓女是一路货色。是生活不忠于婚姻誓言的妇人。任何教会宣称是基督的教会,却否认神的道,那她就不忠于婚姻誓言。她通过添加教条犯了奸淫,跟世界和她的智慧行淫,而不是接受基督和藉着圣灵的复活大能。她是做了同样这些事的众妓女的母亲。你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瞧?半斤八两。一些人跑去嘲笑天主教,自己却属于一个同样的东西。她是虚假水洗的母亲。她是圣灵的虚假凭据的母亲,你们却一路跟着她。

呐,我们看看。“伯兰罕弟兄,那是真的吗?”请安静一会儿。
100

瞧,她是亵渎名号的母亲,是会所的母亲,人们加入这会所,带来羞辱,随意生活,穿短裙,女人剪头发,涂脂抹粉,在唱诗班里唱歌,抽烟,守圣餐,有各种各样世界的污秽,那对不信的人是一个绊脚石。圣灵不是在《提摩太书》里这样说吗?注意。瞧,她,罗马,是她们每一个的母亲。瞧?你在你的组织里做的跟她做的一模一样:注入教条代替神的道,因为一群人聚在一起,长老和主教等人说必须要这样,那绝对是在罗马发生的事。我的牧师弟兄,你想要接受神全备的道,看看你会去哪里:会被赶出门。呐,等一下我们要看看神是不是告诉你要那样做。瞧?好的。

101

瞧,她是每个组织的母亲,因为她是第一个来把书写的圣经取走,添加上教条,因为她弃绝了受膏的先知,这先知拥有被印证的道的光。那些精明人,罗马皇帝等等,来接受了基督教,却想凭自己的聪明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来接受它。瞧?是的。他们想要它照着他们的方式。

乃缦想要在他自己国家的河水里除掉身上的大麻风,他不喜欢约旦河泥泞的水。但如果他要除掉身上的大麻风,就必须走进那泥泞的水中,正如先知告诉他的那样。瞧?神不偏待人。
102

注意,她是第一个宗派。看看她的女儿,做了同样的事,添加信条和教条代替神的道。不要指教我;指给我看有哪一个没有偏离这道。指给我看有哪一个牧师接受真理之后,不会因此而被赶出去的,除非你太受欢迎了,你知道,他们不得不为了你的名望或什么的而留住你,是的。

103

呐,看一下《启示录》18章,下一节,下一章,《启示录》17章揭露并且指出了这位巴比伦小姐的奥秘之后;《启示录》17章解释了她是一个坐在七座山上的教会,梵蒂冈城,管辖地上的列王(绝对是的),和总统等人。哼。因为……但她在那里,手里握着全世界的财富。绝对是的。“谁能与她争战?”是的。我们都知道这个。但为什么你要属于某个跟她有关系的东西呢?呐,注意在18章,在她的奥秘被解释出来之后,下一章。“坐在神的殿里。”

104

那天在这里……洗拉·布雷特曼,你今晚在这里吗,洗拉?她带来了《我们的星期天访客》,天主教的报纸,现在就放在那边的房间里。天主教的报纸在回答一个传道人。他说:“牧师,你说……在梵蒂冈上面的罗马数字中或教皇的冠冕上写着Vicarius Filii Dei,意思是,在天主教的主教教区,那是《启示录》里的兽的数目吗?”

“嗯,”他说:“当然是。它拼出来正好是六百六十六;没错。”罗马的主教教区承认是这样的。但这是他们的答复,精明,充满了智慧,说:“可是你知道,你的名字在某种语言里也可能拼出同样的东西。”
这人说:“我的名字,在某种语言里也几乎是一样的。”他拼出来,说:“瞧,我也几乎是六百六十六。有好几百。每次什么东西兴起,有人就得到了六百六十六。牧师,你知道你自己的名字在一种语言里也可能拼出敌基督吗?为什么你看那些事呢?”现在看看这智慧。
105

但圣灵更清楚。注意。那可能是,我的名字可能拼出六百六十六,但我不能满足其余的条件。我没有坐在一座山上。我没有说这些事。我不是统治者。你瞧?是的。那是神所谈的那个。所以你属世的智慧在圣灵面前什么也不是,先生,是的。我不能满足其余的条件,但它能满足。“坐在神的殿里,表明自己是神,坐在七座山上。”即使我的名字拼出了六百六十六,但我没有坐在七座山上。我不能满足其余的条件,但它满足了。瞧,就是这样。瞧?所以凡倚靠圣灵的,“不要思虑说什么话,因为不是你们说话,乃是你们的父说话。”

106

所以,你的智慧和从上头来的新生怎能跟地上的这些事,这些有能力的术士相比呢?瞧,他们通晓各种骗术和花招。当摩西跟随神的命令,丢下杖,杖就变成了蛇,术士上来,做了同样的事,摩西怎能站立呢?但他安静站着,知道他跟随了神的道,他的蛇就吃了其余的蛇。瞧?所以,当你顺从了,得到了……当摩西领他们去应许之地,红海挡住了他们的路,他能做什么呢?但神的道路就从中间通过去了。阿们!他说:“安静站着,就必看见神的荣耀。”

当站在路上,尽到了跟随神的义务时,只要站住,就会看到路打开了。阿们!我五十三岁了,事奉神将近三十三年了,真希望我有一千万年来事奉他。当他的道被持守住时,我还从未看见过他失败。是的。
107

呐,注意,在她犯罪之后,她的奥秘马上就被发现了。我们很久以前讲过了;我们知道它。

呐,下一章,看看《启示录》18章。我还是翻到这里读一下吧。这可能是一件好事;这不会多花我们几分钟时间,但这对你们可能有点价值。我希望会有。
呐,我们在17章5节这里看到。
5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注意。
6我又看见那女人(教会)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我看见她,就大大地希奇。
瞧,看看她,她是一个又大又美丽的东西。她是众妓女、妓女的宗教、各宗派之母,那正是她所做的,瞧?因为他们加入教条,就像她做的一样。瞧,现在看《启示录》,那是17章,以18节为结束。
108

注意。

1此后,(她的奥秘被发现以后)……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
这里是另一位使者降下,下一章,她的奥秘被发现了。这是发现了她的奥秘和她女儿们的奥秘。瞧,我们现在完全明白是什么使她成了一个妓女:因为她犯奸淫,干犯神的道。正是这个使她成了一个组织。她无法持守住一个圣经教会并接受那个。任何不接受经上一切话(照字面所写的)的组织也无法成为一个圣经教会。没有一个组织那样,就我所知道的,没有一个。所以,瞧?她一把她做的事组织起来,(既照着圣经又照着事实)她就死在了那里;她接受了教条。呐,瞧,那正是所发生的事。
109

当那个奥秘显明以后,神差遣(在18章)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或使者。注意这里。

1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2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混乱)大城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3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
110

瞧,她的奥秘被显明以后,她是谁,她是什么,她的女儿是谁,这奥秘被显明以后,马上神就差遣一位天使,一个使者,来做什么?呼召出去。“出来!”时代的信息。

4……我的民哪,你们要从她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
神要咒诅她。注意。
“从她出来。”神差遣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或使者。他的光不是在一个角落里,它照耀到了全地。“从她里面出来。”什么?她和她的姐妹。要照亮地球,呼召神的民从她出来。呐,你知道那是真理。一位使者从天上被差遣,呼召神的民从巴比伦出来。他的光照亮了全地,伟大的圣灵。
111

注意,圣经说她是一个巢穴,捉住了污秽可憎的雀鸟,不是鹰,不,不,不,不,是秃鹰。污秽可憎的雀鸟,她关在周围笼子里的就是那些。她是一个满了那些东西的巢穴,满了什么的巢穴?“亵渎的名号,”违背圣经。《提摩太后书》3章说,圣灵明说:“末世他们要离开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又说,圣灵说末世他们任意妄为、自高自大、可憎:“赞美神,你属于我们,要是你的名字不在我们的册子上,你就失丧了。”可憎、污秽。我希望我没有伤着人;我希望我是在帮助人。污秽可憎的雀鸟,她牢笼住了它们。

112

记住,神是鹰。他称自己是鹰。他称雅各是鹰。我们是他的小鹰。阿们!他称他的先知是鹰。这位天使降下来揭露并呼招人出来。

就像我讲的信息“鹰搅动巢窝”。那只小鹰一直跟着那只老母鸡在谷仓周围,到处咯咯咯,可是它不能吃母鸡所吃的东西:交际、脸上涂脂抹粉的女人、剪头发、穿短裙。它不能做那些事。但是除了那只老母鸡的咯咯声,它不知道别的。但有一天,母鹰找到了它。母鹰呼叫,召它出来,说:“儿子,你不是它们中的一员。从它里面出来。”
小鹰说:“妈妈,我能做什么呢?”
母鹰说:“扇动翅膀,开始飞。”小鹰的第一跳,就碰到了组织中间的柱子。母鹰说:“儿子,你必须上到比那更高的地方,不然我接不到你。你要双脚离地。”母鹰要带它飞翔。小鹰发现自己能飞了。母鹰来召它出去。是的。
113

但这位巴比伦母亲为自己弄了一帮小鸡:漂亮的女孩、涂脂抹粉、剪头发、自称是基督徒。她的巢穴里装满了她们。你们站在讲台上的传道人,为了让你宗派的人数增多而任凭那些女人,你真是羞耻!神必从你手里追讨这个。从它出来。“我的羊听我的声音。”全都是可憎、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更愿像世界,而不愿像基督。当你看到一个涂了很多化妆品的女人,这表明她里面是空的。她里面是虚假的。绝对是的。如果女人……那天我看见一个绿头发的女人(是的),她眼睛上涂满了绿色的东西。

114

如果你……如果你没有头发,你想要戴一些头发,这没有关系,但戴上后要看起来像个人。如果你没有指甲,你想要戴一些指甲,不要让它们像菜豆的壳,要真正的指甲。如果你没有这些东西,那是没关系的。如果你没有牙齿,就给自己装一些牙齿,如果他们给你做的话,就去装上。但不要只因为神赐给你的牙齿有点歪,就拔掉它们,它们是好牙齿。不要染头发或什么的,看上去像从什么地方的泥潭里出来的东西。不要……如果你肤色苍白,你想使自己看上去有点光彩,我想那没关系。但不要把自己弄得看上去像耶洗别,像个涂得乱七八糟的仓库。

115

你们五旬节派的弟兄任凭那些女人剪头发,而圣经说那是她的荣耀。当她有那样的头发时,甚至祷告都不合宜。你们却让她上讲台传福音,在唱诗班里唱歌,教主日学。你们真是羞耻!你应当为自己感到羞耻。

为什么我反对组织?你们认为我会迎合那样的东西吗?弟兄,我知道你们这样做的原因。你很清楚,但如果你教导反对那些的话,你就会被送到总部,他们就会驱逐你。如果你这样做,赞美神给你那样的勇气。没错。是的,先生。神必尊重你。
116

这位天使说什么?“从她里面出来。”是的,先生。这位天使降到地上,他带来光,他的光照亮全世界。他是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他来宣告信息:“从巴比伦出来,不要沾她不洁净的物。”

有一个巢穴,装满了这些东西,说:“她成了一切可憎雀鸟的巢穴。”是的,她现在也有一个巢穴,装满了这些东西,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或会所。她把整群人都关在巢穴里;他们都走到一起。她成了巢穴,是的,装满了可憎的雀鸟。是的。试着向他们中的一位说一次话,老兄,试一试,在属世的智慧上精明,但对神的认识,还不如兔子对雪鞋的认识。是的。就是这个样子,瞧?他们知道的只是一些他们能在那里做这做那的智慧。但当到了认识基督时呢?哼。是的,被她的教条关在她的巢穴里。新教教会开始做同样的事,成了她的女儿,因着否认神的道成了这样。她那样做了。她否认神的道。当你接受别的东西代替神的道时,你自己就否认了它。当你加入其中一个组织时,你也就否认道了。神不要你那样,圣经没有一处支持这个。
117

注意,这是光明的天使。记住,最后的天使,是给老底嘉教会时代的使者。这是老底嘉的使者,是最后的……因为下一章是19章,也就是要来的新妇。这是在圣经里,最后的天使在新妇去迎见基督之前带来光。那个时候是老底嘉教会时代。老底嘉教会时代的使者是什么?呼召他们从巴比伦出来。瞧。众教会被她和她的教条关在她的巢穴里,否认神的道,接受教条。这是给老底嘉教会的光明天使,这教会因为教条弃绝了基督和他的道,把他推到门外。他站在门外,叩门,想要进去。明白了吗?教会时代弃绝了基督,基督是道,这时代弃绝了道,基督站在门外。这是唯一把基督赶到门外的教会时代,他在叩门,想要进去。这位天使的信息,从神来的使者,他的信息正在地上回响,“从巴比伦出来,从组织出来。”今天的圣灵,圣灵的彰显就是那位天使竭力把人们带回到道上,因为圣灵只会印证道。它不可能印证教条;教条里没有生命。他是生命。注意,老底嘉教会时代已经否认了他,弃绝了他,把他赶到门外了。

118

注意,这位天使是《启示录》19章基督再来之前最后的使者。使者的声音,如果我们注意,当他在地上发声时,有一个声音在天上回响:第4节,你若想读的话(好的),19章第4节。地上的这位使者是如此蒙神喜悦,以至他在地上说话时,神从天上回响同样的话。第4节是怎么翻译的?是什么意思呢?神发声对他预定的子民说话,“从她里面出来,”完全是那个声音所说的。他让百姓全部从那里出来,全部从巴比伦出来。从她里面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是的,先生),离开那个教条和信条,归向成为灵和生命的道。阿们!

119

注意,下一章是19章,“此后……”你有没有注意到在19章,“此后……”注意到什么?什么之后?在从她里面出来的信息之后。此后(注意)是新妇圣徒和新郎的声音,要去赴羔羊的婚筵。弟兄,我们有多近了呢?什么是最后的呼召?从巴比伦出来。

我的弟兄们,那就是我反对组织的原因;它不符合圣经。那是异教。它被证明是错的。神不在它里面;神从来不在它里面,也永远不会在它里面。呐,我不是说那些组织里没有人,教会正是由那些人组成的。但只要你留在那个体系里,你就是它的一部分。
120

如果我留在美国,我就是一个美国人。只要我是美国的一个公民或成员,我就是它的一部分。如果我去德国,否认我在这里的成员身份或公民身份,我取得德国的公民身份,我就不再是美国人了;我是德国人了。如果我去日本、俄罗斯,不管去何地,我就成了那里一个公民。

当你加入一个体系,成为那个体系的公民,你就在表明你是什么。在末后的日子,神正在呼召人从它里面出来。圣经这样说:“从她里面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我就收纳你们。不要沾不洁净的物,瞧?我就收纳你们。你们要做我的儿女,我要做你们的神。”瞧?
121

那就是为什么我反对教会,哦,会所。我不能称它是教会。只有一个教会;就是基督身体的教会。但这些叫做教会的会所,我的圣经告诉我他们是亵渎的名号,所有的组织,他们都是。他们亵渎什么?“亵渎”就是“违背”或“反对”。当神说,“来重生,”他们说:“来加入。”瞧?圣灵的洗,在天主教会里被错误地当作小圆饼,在新教教会里当作握手,在五旬节派教会里当作一个情感,而不是这位基督带着整个金字塔建筑进来,那天我们讲过了。

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等等,所有这些,《彼得前书》1章,哦,我相信是《彼得后书》1章,都加在你的信心上,所有这些东西,虔敬,纯洁,圣洁,一切,这样你就受了圣灵的印记。
122

但这就好像有人……人们宣称有这个,其实却没有,因为他们受了错误的教导。卫理公会要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要哆嗦一下,或在灵里跳舞。五旬节派说方言或做些情感的事。当然我相信那些事,但那些东西没有其它的这些就没有益处。

正如那天我说的,好像一只孔雀,一只黑鸟试图给自己插上孔雀羽毛,或一只乌鸦试图用鸽子羽毛。它们从未长在那里,它把羽毛插在自己身上,它们是插上去的,它们是宗派。但当神把什么东西放进那里,就是自然的。你使自己说:“我昨晚加入了教会。我不能再去了,我不能再喝酒了,我不能做这个。我加入了教会。”瞧,你试图把孔雀的羽毛插在秃鹰的尸体上。是的。瞧?你必须要重生。你必须接受基督。当你接受基督,你不可能接受基督而不接受他的道,因为他就是道。当你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道,那我就怀疑了。瞧?你虽然属于所有你想要的组织,有敬虔的外貌,但却仍然没有圣灵。
123

就是这样,朋友们。整件事就是这样。神祝福你们。愿神帮助你们。我这样说不是要与众不同。我亲自解释过了。这是停战日,我不是在跟你们传道人签署和平条约,根本不是;我认为你们应当来跟我签;不是跟我签,乃是跟神签,跟道签。是的。是的。说圣经所说的;照着它所说的方式去说。因为圣经说:“若有人向这本书删去或加添……”你瞧,组织是不符合圣经的,当你接受第一个教条时,你最好一路回去,因为你就在那里超过了界限。当你回到新生时,你就会走进圣经里。

124

你进入宗派里,他们说:“我知道,我们不相信这个。我们教会的主教教导说我们是最古老的教会之一。我们不教导……”我不在乎他们不教导什么。如果圣经教导它,你里面的圣灵,就要靠道喂养。不管一个人多么精明,他多么能把道给解释没了,他们能解释没了。一个不信者可以拿起圣经,把神给你解释没了。

所以,没有人有权利传讲福音,除非他像摩西一样在远处神圣的沙地上,他和神单独站在那里,直到重生了,面对面跟神站在那里,知道了。世上没有不信者,没有心理学,没有讲解,没有学者,能把那个从你里面拿走。事情发生时,你就在那里。是的,先生,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说:“我有那种经历,我身上有一个灵。”如果它以任何方式来否认这道,你就有了错误的灵。你说:“我不能支持这样的东西,我知道,但我们的教会……”哦,哦,那是一个错误的灵。那就是你身份的记号。你被盖了该隐的记号了。是的,先生。
夏娃只是怀疑一个字,不是神全部所说的,只是一个字,就导致了一切心痛和心脏病、死亡、罪恶、战争和别的一切,每个坟墓,每辆救护车的呼啸,每所为病人建造的医院。她对神话语一个字的一丁点怀疑,就导致了这一切。她被赶出去了,这些事本不需要发生的。你要怎么进去呢,怀疑圣经的一个字吗?你说:“我知道它那样说,但它……”它就是那个意思。
125

瞧。神必须藉着一样东西来审判世界。你不能审判,除非你先有一个法律。必须要有一样东西,你必须先违反一样东西,然后才能被审判。瞧?若没有刑罚,就不可能有正确的审判。瞧,你在城里不可能有一个法律说:“闯一次红灯罚款五美元”,下一次法律说:“不,他可以自由地走”。瞧,你不能那样做。所以,不可能同时有两个法律存在。有一个律法,一位神,一本书,一位基督。就是这样。一信,一个盼望。就是这样。那是圣经:基督。

注意这里,如果要加添一样东西在这书上,那必定是人加添的。那不可能再是……
126

如果神要藉着教会审判世界,像天主教说的,那他要藉着哪个天主教会审判呢?有好几个天主教,有一个罗马天主教,一个希腊天主教,哦,有各种各样的。他要藉着哪个天主教会审判呢?或者,或许他要藉着路德派来审判呢?瞧,或许他要藉着长老会来审判呢?瞧?他要怎么做呢?他不会藉着一个教会来审判。他要藉着他的道来审判。瞧,他从未……

瞧,他不能有那么一帮人,正如那天晚上姐妹的异象,圣灵浇灌进来,就从那个箱子流出去了。肯定的,没有东西容纳那圣灵。那是给个人的。它要洁净教会,但它不能容纳圣灵。没有一个组织能容纳它。就是这样。它办不到。你那里有各种东西,在那里。你做不到。组织做不到。但拥有圣灵的是个人。注意。
127

如果神要藉着他的道来审判世界,那他当然要看顾这道,将它保存完好。不然,如果圣经全都矛盾重重,他要怎么审判呢?瞧?它必须是完美的。他从未说:“藉着教会,若有人……”他是说:“若有人从这书上删去一个字,或者给它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所以对我来说,这是神,是他的道,也是审判。呐,如果我判定并接受这道,明白基督为我死了,那我就会邀请他的生命进来引导我。如果他的生命是道,他写了这道,怎么可能他的生命在我里面,我声称拥有圣灵,还会加添教条来替代这道呢?那行不通的。当基督反对组织,通过历史证明并显示了每次他们形成宗派,属灵上就死了,我还怎么可能加添宗派呢?哦,他们人数增长,肯定的。是的。他们的人数增长。但属灵上他们无路可去。在历史上指给我看,告诉我哪个教会在它组织起来后,不是立刻就死在那里,圣灵离开了它;再也没有神迹奇事了,她只是陷入一团混乱之中。

128

发生在我们的五旬节派教会身上的事正是这个。她们跟她们的母亲所做的一模一样。起初他们出来是一群弃绝宗派的人。呐,你们一些听磁带的弟兄们,你们一些老人知道几年前,四十年,五十年前,如果人们对你谈起组织,你就会说那是亵渎。但今天你属于你原来认为是亵渎的东西。你们剪头发、脸上涂脂抹粉的女人,那正是你们的母亲(那些五旬节老圣徒)所反对的。你到底怎么啦?保罗说:“你们向来跑得好,是什么拦阻你们了?”[加5:7]瞧?从前你们脱离了那东西,但你又想要像其他人一样。

129

绝对是撒母耳所说的。以色列人有一个王,就是神。他们说:“撒母耳,你年纪老迈。给我们立一个王,我们要像世上其他人一样。我们想要像其他的国家。我们要一个王带领我们争战,我们要一个能为我们争战的王。”这事令撒母耳不喜悦。

他说:“我曾向你们索取什么东西吗?我曾向你们索取钱财吗?我曾要过你们的牛或任何东西吗?我曾求过你们什么东西吗?”
他们说:“没有,你从未求过我们任何东西。”
或者说:“我奉主名向你们说过的事,有不成就的吗?”对不对?他说:“不要求那个王,因为那对你们意味着混乱。”
130

现在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伯兰罕堂的人。你们现在就要长成一个更大的教会。我可能会离开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去什么地方:很难说主要召我去哪里;可能是退场,可能回到牧场,可能他呼召我进入旷野。在耶稣临到之前,我不知道他要召我去哪里。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曾求过你们什么东西吗?我曾乞讨过你们的钱财吗?我告诉你们的事,我奉主名告诉你们的成千上万的事,有不成就的吗?那么,就不要加入组织。它是反对神的道的。如果你是在组织里面,就从它出来,分别出来,接受主的道。让我们低头。

131

众先知的伟大的神,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神,主啊,给这个断断续续的信息加上能力,这信息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要传给我的弟兄们。主啊,外面许多的弟兄对我有错误的印象。他们认为我想要与众不同。他们认为我试图成为一个万事通。他们告诉人们说我迷惑人们,特别是在这样的主题上,像受洗要奉主耶稣的名,古蛇的后裔,大淫妇,还有许多传出去的磁带,里面只有毫无搀杂的真理。我问过他们:“你们一些人来指出我在哪里犯罪或不信或曲解了这道?”没有人能指出来。父啊,我祈求你,让这些人知道他们正在错过机会。他们将等得太迟了,如果他们不警醒的话。愿他们每个人……

132

主啊,我确信这点。如果这圣经对我不真实的话,我的心将会破碎,你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主啊,我想天国正如你说的那样真实;我知道是的。天国好像一个人撒网,他去到湖边撒网,拉上各样的水族。毫无疑问,有清道夫,有乌龟、水蜘蛛、蛇等各种东西被福音的网打上来,但最后,慢慢地,小龙虾又回到了水里;乌龟也爬走了;蛇也嘶嘶地钻回到泥坑里,正如狗吃它所吐的,猪回去打滚。但那里也有真正的鱼,主啊。我有这个安慰知道,甚至在网打到他们之前,他们就已经是鱼了。他们生来就是预定的鱼。撒出去带来复兴的福音网也是这样。你认识你自己的人。父啊,我唯一负责的事,据我所知,就是忠于这道。你是那位决定谁是谁非的。我知道,就像乌龟不会变成鳟鱼一样,一个人,一个对福音耳聋的人也不可能明白真理。因为父预先看见这事,你应许了凡他所赐给你的人,必到你这里来。

133

天父,我祈求你,愿每个听见这信息的,这个已经被传讲的光,我心里对我的同伴们的这份意思,你为他们受死的人。主啊,还有外面的一些人,就像在可拉的那群人中,真实的人被错误地引导,手里拿着圣香炉,却灭亡了。他们甚至不让盛火的香炉跟着他们坠下去;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得把香炉捡起来。他们用那些香炉为坛做了一个旗帜,一个护罩,来表明和纪念他们所做的那件恶事,就是可拉想搞一个组织起来的团伙来反对神的使者。主啊,愿那事远离我们。愿圣灵一直保守我们。

134

主啊,我们感谢你,我们的小教会,这个神圣的小圣地……许多年前,三十多年前,我跪在满了杂草和湿气的池塘边,我们把这块地、这个小建筑奉献给你。在那圣堂的角落摆着那个异象。它已经准确地应验了。它仍然在那里。主啊,他们不想拆掉它,他们只想……房子旧了,他们只想通过在上面盖一个来保存它。神啊,求你应允,愿记录在这些纸张里的珍贵福音,愿它永不离开这个小教会,直到基督再来。愿每个肢体,基督身体的每个肢体,当他们从全国和全世界来到这里,愿他们每个人都接受这光,福音,并走在光中,接受基督。

愿它是那么真实,以至主的道必成就,“我所做的事,他们也要做。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当永生进来时,他们就从上头生了,从神来的工作必彰显自己,因为那是在基督里的同样的生命。它不可能做别的事。
135

所以,父啊,让这个教会决不要把他们永恒的目的地停留在一个感觉上,在一个组织上,或任何事上,而只有让基督自己活在他们里面,通过他们和他的应许来印证他的道。愿今晚从这里最小的孩子到最年长的人都接受这个经历。愿每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听到这磁带的,愿这信息与他们同在,主啊,赐给他们悟性,我只是尽力警告和呼召出来,因为这时候比我们所想的更近了。

我们看到,巴比伦—这淫母,和她所有做妓女的女儿都聚在一起。神啊,我们晓得圣经说麦地里的稗子要先捆成捆。他们已经捆成捆了,称自己是亵渎的名号,这名号其实不适合那些人,也不适合教会;那是会所,不是教会。父啊,其中只有一个,就是你为之受死的那个。
136

父啊,我祈求,当我们看到那一切都捆成捆,等候要来的原子弹的火,主啊,我祈求,愿你让麦子硕果累累。主啊,求你应允。愿我们成长发光,更像耶稣,“我若不行神要求我做的事,我里面就没有生命。但如果神说话,显明他的生命,那个就会自己说话。”主啊,求你应允。我把这个信息交托给你,主啊,愿你看顾它,带数以万计的人,就是你所有预定听见福音的儿女。奉耶稣基督,他就是道,我奉他的名祷告。阿们!

137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要问个问题。今晚,在这教堂或一屋子的人,看得见的听众中,是在这个敬拜的地方,有多少人全心相信你的生命符合神和圣经的要求,相信通过查看你自己的生命,看圣灵运行在你里面的方式,就是照着它所写的方式相信和持守每一个字?愿神祝福你们。愿他保守他的灵在你身上。
对我听磁带的朋友,我希望你能看看今晚在听众里,我想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举起了手,他们相信并注视着圣经,不是教会说什么,乃是圣经说什么,不是会所说什么,乃是圣经说什么;他们看见基督的生命在圣经里反射。
138

你知道,在过去有熔炉之前的日子里,金匠常用锤子敲打金子。我猜你们听说过。在金子放进熔炉前,他们敲打它。金子是最重的材料,它比铅更重。所以我做了一下勘探,你可以在洼地在沙漠拿一些沙,手在沙子上摩擦,然后像这样吹,尘土、石子等等就会飞走,但金子太重,就留在那里。你捡起那块金子,它滚了很多的尘土,积了许多尘土。从火山的时代它就积聚,有了沉淀物、黄铁矿和别的材料等等混在里面。敲打的人常拿起这块金子敲打,翻过来再敲打,再翻过来,直到他把里面所有的渣滓都敲打出去了。你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他把所有的渣滓都打出去了吗?他能看见自己的像反射在金子里面。

139

神对教会做的也是这样。他敲打每个信条,每个宗派,每个人造的教条,直到他看见自己的生命在你里面反射。“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瞧?如果那要给予教会的,在基督里的生命,没有在你里面反射,你就不要站着不动,若是你还没有忍耐、德行、节制、虔敬、爱弟兄的心等这一切东西,和所有这些要求于你的东西。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叫了多少,加入多少教会,往自己身上插多少羽毛,不要这样做。要等到你能真正从心里原谅,直到你心里有爱弟兄的心。不管他们从你脸上拔掉一把胡子,你可以甜蜜地转过另一边脸来,瞧?直到那些德行,不管他们对你说什么……

140

他们用布蒙住耶稣的脸,打他的头,说:“呐,他们告诉我说你是先知。”把布从他脸上扯下,其中一个人拿着棍子,说:“我们哪个人打你?说预言告诉我们,换句话说,我们就会相信你是先知。”但他从未开口。

当你听到一个先知兴起,不管你有什么事,他都有答案,记住,他是个假先知。是的。今天他们必须要什么都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牙痛,什么时候会肚子痛,以及其他的一切,告诉你这一切。那不是我们神的本性。观察众先知,观察耶稣。
141

看看保罗,他可以叫一个人瞎眼,却任由一个铜匠把他从城里赶出去,“我猜他失去了叫人瞎眼的能力。”

耶稣,他可以叫死人复活,然而一个喝醉的士兵吐唾沫在他脸上,他们清嗓子,朝他吐痰,拔去他脸上的胡子,打他的头,用布蒙住他,说:“预言吧,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他没有开口。
不要注意这些耍花招的人。记住,他们只说明……一张假钞只说明什么地方有一张真钞。当你看到组织生长繁茂,如经上说的,“手中的诡计成就,”[但8:25]请记住,什么地方有一个神的小教会,真正被圣灵充满,是真实的,正在攀上阶梯。不要看大组织。
142

圣经里还有什么教会能比以弗所教会时代更伟大的呢?保罗经过以弗所上边一带地方,来到了这个教会,里面有十二个人。是的。他们都是好人,叫喊,过着愉快的时光,却还没有领受圣灵。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说:“嗯,我们不知道还有圣灵。”
他说:“这样,你们是怎么受洗的?”如果洗礼没有关系,那他干吗对那个教会说这个呢?
他们说:“我们已经由曾经站在地上的最伟大的人施洗了,就是施洗约翰,他给我们的主施洗了。那个洗礼难道还不够好吗?”
他说:“不,先生。你们必须重新受洗,因为天国对其他任何事都是密封的。”他们听见这话……他说:“约翰施洗只是让人悔改,不是叫罪得赦,你们应当信那以后要来的,就是耶稣。”他们听见这话,就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了。绝对是的。他们跟随圣经。
143

你知道,在今早的奉献上,摩西依照他在天上所看见的样式,搭了一个帐幕来代表它。当所罗门建造圣殿时,他(他怎么做的?)依照摩西的帐幕的样式,与圣经保持一致。

当神来到他在末世的殿,这个殿,圣灵,“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五旬节那天圣灵降临,信息是:“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8-39]如果你想称你的传道人为医生,西门·彼得医生开了一个药方,一个永恒的药方。这才能治愈这病。
144

让这些骗人的药剂师照着宗派以别的方式来配药,那就是为什么他们有了……你知道,如果你不加添……你加添太多东西到药方里,太多的毒素,你可能会杀了你的病人。如果你在里面放得不够多,不用解毒剂,如果你不用,就对你的病人没有益处。你的医生知道如何开药方。

基督,圣灵,是开药方的,他开了药方。不要加添,也不要从它里面删去,只要照着它原本的吩咐服药。它是能治愈所有疾病的。神祝福你们。你们爱他吗?阿们!
我爱他,我……[磁带空白。]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45

当我们哼这歌时,现在请转过身,跟你身边的人握手。哦,他也是一个路过的天路客。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谢谢你,弟兄。)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爱他,(我们现在来唱。)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46

现在,让我们低头,闭上眼睛,举起手,向神放声歌唱,我把你们交给牧师。我们很高兴有你们在这里。我们不是宗派。我们没有律法只有爱,没有信条只有基督,没有书本只有圣经,没有会员资格,只有藉着耶稣基督的血的交通,他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信。

好的,现在大家一起唱。
我爱他,我……(神祝福你们。请再回来看望我们。) 因为他先爱我,(好的,牧师。神祝福你。)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