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013 别人的影响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主祝福你。晚上好,朋友们。今晚很高兴又来到我们教会,再次来传讲我们的救主,我肯定我们都爱他,否则我们就不会坐在这个炎热的教堂里,如果我们不爱他的话,我们就不会像今晚这样挤在一起。因为那是我们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要向他表达我们爱他。当我们想到他临近的时间,我们的期待就被大大地鼓动。当我们看到他再来的迹象正在显现,我们正在盼望那个我们将要见到他的伟大时刻。

2

一个礼拜前的那个星期天我在这里,从那时到如今,有更多的人去见主了。一个是福特太太,利未·福特太太。她八十岁了,是个宝贵的妇人。她丈夫不久前去世了,是个美国西班牙战争的老兵。在我的生平故事里,我提到过她儿子的名字。他就是那个要把那套制服留给我的人,你知道,他穿破了以后,制服……我相信是一套童子军制服。他……当我去拿到那部分衣服时,上面只剩下一条裤腿了。

3

劳埃德,就是那个男孩,今晚可能也在这里。那天我主持了他妈妈的葬礼。他问我,说:“比利,我希望你讲一些能证明我妈妈会复活的事。”主为此给了我一个信息,讲一个准确、肯定的……整本圣经,整个自然界,神所造的万物都在诉说这事,她必复活,那谁还能说话反对这事呢?神这么说,并藉着他的自然界证明这事,藉着他的道证明,藉着她的生命和别的一切证明,她必要复活。没有办法,没有东西……天地都会废去,但那个永不废去。她必要再次出现。

4

前天,过去跟我在一起的一位经理,巴克斯特先生(你们许多人记得他;他就在这台上讲过话。)他妻子突然心脏病发作死了。他悲痛欲绝,非常伤心;我希望……相信你们祷告时,会在祷告中记念巴克斯特弟兄,因为他是我们的一位弟兄。他住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他有许多年没有跟我在一起了。我听说他妻子有一种神经衰弱或什么的,突然间她心脏病发作,就去世了。我们真是说不出什么时候会叫到我们。当他点名时,我们必须准备好。这就是今晚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5

我在办公室里学习,哦,是跟摩尔先生交谈。他劝我……我有……我想要在感恩节之后动身;感恩节,我想在这里举行一场聚会,然后去什里夫波特。当然,我实在是赶不上了。最后他说:“好,如果你现在有三场聚会,之后又要讲那七个印,无论如何你要把那一天给我们。”所以最后,我们要把那个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给他。呐,我答应了他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它是……到这个感恩节,五旬节运动在路易斯安那州已经满五十周年了。五十年前圣灵降临在路易斯安那州。

6

呐,明天早上我们要敦促每个没有参加主日学的人……我在这里看见我们宝贵的唐·鲁德尔弟兄,我知道他早上有主日学。或许这里还有从附近来的其他传道人,也有主日学。呐,如果有的话,我们希望你去你自己的主日学。但如果你没有主日学,你愿意与我们在一起,我想要在明早传讲,挂上一块黑板,教导“完全人的丰满身量”,在黑板上画出来,说明神的要求,以及我们如何在神面前达到一个完全人的完全身量。

7

接着明晚,若主愿意,我想要传讲“我的领路人”这个主题。所以,如果你们一些从城外来的人……我们想要早点开始这些聚会,如果……我还没有跟牧师讲,但我希望你们明天早上早点开始主日学。教会明晚,若是可能,6点半左右开始。那会给人们一个机会,如果他们想要留下……我们可以在8点半前结束,他们一些人……

8

我今天遇见一位女士,她开了三、四个小时的车,大约……她说,如果我们8点或8点半前结束,她就可以在第二天凌晨2点半或三点到家,她丈夫要去工作。既然我们也没什么事,只是打发一些时间,那我们还不如早点来教会。我们没有……你知道,在这事上,我们不需要有一种形式;神是没有形式的,你知道,圣经……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凡是能来的,都要来。

呐,如果你有自己的事奉,记住,这是一个跨宗派的教会,人们来这里……我们会众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来自外地的。
9

呐,瞧,如果这里碰巧有陌生人,我要指给你们看一件事。我刚走上讲台,我看不到……我看到我所认识的人不超过十个。这里有多少人是从杰弗逊维尔城以外来的,请举手。瞧,百分之九十九。瞧?都是朋友。这里有多少人是从一百英里远来的,请举手。百分之五十的人是从一百英里远来的。这里有多少人是从两百英里远来的,请举手。从三百英里远来的,请举手。瞧那里。四百英里远来的,请举手。瞧这里。五百英里远来的,请举手。瞧那里,超过三分之一的会众是从五百英里远来的。瞧,全是从各处来的朋友聚在这里。我们要来到这里。所以我们非常感激你们,我们来这里是要帮助你们。我们在这里尽我们所能地为你们做一切事。

10

呐,刚才我在后面看一封信,是我儿子从一位女士那里递给我的,说这次将是她第三十五趟过来,希望得到祷告。她开了三十五趟的几百英里,三十五趟。

记住,大约有六百来个来自世界各地要等候会面的人都列在等候名单上。你瞧?太复杂了。当我们所想到只是这里时,不是太多。我们能够听到……瞧,它是全世界。所以我们……
11

不知道写了这封信的女士,今晚在不在教堂里(来了三十五趟),明天她会在这里吗?她来了三十五次,都没有得到代祷。我猜她不在教堂里,或许根本来不了。但我刚才在后面读她写的信。

呐,当我下来这里时,我总是想要……当我在这个家时……不仅仅是为了讲道而讲一些话,或讲一些讨人喜悦的事……我想要讲一些蒙神喜悦并对人有帮助的事(你明白吗?),为了帮助,使我们都能,不管你属于哪个教会、哪个宗派,使你都能得到帮助,更亲近地与神同行。那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更亲近地与神同行。
当我们发现那日子是如此的近了,主来的日子更近了……今天,我告诉我妻子,“如果我没有在某处得到一场复兴,我就要灭亡;我真是受不了。在我里面有个东西在燃烧。”
12

哦,我们刚刚完成一系列的聚会,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不管你是不是有两三百万会众,如果没有复兴,那就像我们过去在肯塔基所说的“一个拖拖拉拉的聚会”。你知道,我们都出去参加了一个我们所叫的“拖延时间的聚会”。我们需要一场复兴,主的灵在那里运行在人们身上,人们得救,伟大的事发生,为神的国成就一些事。

13

呐,在祷告事奉上我们通常……你可以看到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不能安排祷告队伍。瞧,实在是太拥挤了,你做不到。瞧?但通常在祷告队伍中的,都是那些来了并发现主是真实的人。我们看到主耶稣一点也没有改变。他过去是怎样,今天他还是怎样,将来也一直是怎样。圣经在《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在那个时代聚集在一起听他讲道的会众中,可能他们没法进到祷告队伍中;但他们有信心相信。我们的主会转过身,当他们的信心触摸了他,他会转过身,告诉人们,他们所做的某些事情是错的,让他们去得医治,或去做一件事,把事情纠正或什么的。

14

我们知道井边妇人的事,还有患血漏的妇人,哦,太多了,瞎子巴底买,他们的信心触摸了他。今晚他仍然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就像从前一样伟大。呐,我们必须让自己成为他的仆人。他是葡萄树,是生命的源泉。我们是接受那生命的枝子。是枝子结果子,葡萄树不结果子。呐,基督藉着他的教会做工。瞧,如果我们能让我们自己完全地顺服,让圣灵能在我们对基督的信心上完全掌管我们,他就要做同样的事,因为那是基督。

15

如果你在这里是个陌生人,跟我们在一起,呐,通常在这教堂的人……我们的牧师几乎是每个晚上都在这里为病人祷告,你可以让我们亲切可爱的牧师内维尔弟兄祷告,一个神垂听并应允他的祷告的人,俄曼·内维尔弟兄。唐·鲁德尔弟兄和其他那些为病人祷告的弟兄……杰克逊弟兄,我猜想他从我们在霍华德公园的姐妹教会搬到了这附近。

这次也太拥挤了,只要你相信神,无论你需要什么……你是个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你只要祈求神,看看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不是一样的。看看他能不能讲对……他认识你;他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相信他。然后,他要用你作一个器皿,用我作另一个器皿。《约翰福音》14:7,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呐,那是一个顺服的器皿。
16

呐,明天我们要教导你怎样成为那个器皿,神,圣灵藉着你做工。所以,瞧,他是……神在火柱里,后来他住在他儿子基督耶稣里,现在是在他的教会里。他曾称为父,后来称为子,现在叫圣灵。那是神向世人投射他自己。他能进入教会的唯一途径就是先为教会死,使教会成圣,这样他就能藉着他的教会映射出自己。在《约翰福音》15章,他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瞧?枝子才结果子。愿主祝福你们。

17

呐,在我们……说到今晚的教导,我不想久留你们,因为我看到人们站着,一人让出他的位子,然后另一个坐下,等等。我们努力要得到许可,能容纳三到五百多人,但是市里似乎在这件事上拦阻我们,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停车位。我们已经从印第安那波利斯得到了许可,然后就是市里了。我们得有停车位。哦,当我们让四个人进到这里,我们在外面就得有足够大的地方停一辆车。这个停车场其实是属于市里,所以,瞧,他们……我们这里的教堂离市区的边界只有大约一英尺。其实,公路,它之所以建在外面……当然,你们一些人,这里的年轻人,不明白这点,但过去这里是一个池塘。我记得我是孩子的时候,我们骑车来这里,得绕外面的田地走,绕过池塘。他们在旁边修了路,在池塘旁边修路。

我买了这块地。我记得那时我正在这教堂所在的地方祷告,大约三十年前或三十二年前,主告诉我买下它。这里是个很大的沼泽地,加拿大蓬高过了我的头顶。我花了一百六十美元买了这块地,就在这个角落,盖了教堂。
18

呐,主祝福你们。我想要(如果这可以叫一个主题的话,因为一些……)从笔记上读一些内容,我今晚想对听众讲讲“别人的影响”这个题目。在我们讲或读神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向道的作者说说话。

呐,当我们的头和心都俯伏时,我们也进到了他的神圣威严之中,我想知道今晚是否有人有什么要求在他们的心里燃烧,他们可以在神面前举手,祷告说,“主耶稣,我有需要。今晚请对我说话。医治我。赐给我经济上的需要,”或不管是什么。他供应我们一切的需要。神祝福你们。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会众。
19

我们的天父,我们正在就近你。现在我们离开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尘土的帐棚,这小船正航行在生命神圣的航线上,藉着信心我们升到了火星、木星、金星、月亮、众星和银河系之上,藉着信心去到了父的宝座前。看到他坐在那里,被钉过的手脚;当我们把礼物放在神宝座四周的金坛上时,愿那血现在为我们代求。

我们首先为耶稣而感谢你,他藉着我们的信心使我们所祈求的这些事成为可能。你看见了这些手。你知道是什么在这些人的心底里跳动。我把我对主的信心放在神的大金坛里的祭物上,香天天都在那里烧着。父啊,我祈求你垂听并应允他们的祷告。把他们心里所愿的赐给他们。
20

现在,主啊,今晚我们聚集在一起,是为了这三场的聚会,我们今晚在这个炎热的屋子里,不是为了别的目的,只为了更近地与你同行。知道要做什么……主啊,要做什么……正如先知说的:“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40:31]主啊,教导我们在祈求之后该如何等候,要有信心知道你垂听了,你必在你合适的时候把我们的答案从天上的走廊沿着黄金阶梯一直送到我们魂里。我们必会得着我们所求的,因为我们相信。

今晚洁净我们的耳朵来听,洁净我们的心来领受;当聚会结束时,愿我们像从以马忤斯来的那些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路24:32]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21

今晚我想读一段从《以赛亚书》里所找到的经文。明天,请务必带纸来,我想要你们……我要在这里或黑板上用图表把我们要学习的画出来。我想要你们尽量明白它,因为你回家后可以学习。

22

《以赛亚书》第6章,今晚我想要从这章中读几节,抽出一些内容。

1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2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3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4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5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6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7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8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23

当我们查考以赛亚的这个异象,并思想它对我们的意义时,我们认识到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我一向都很喜欢以赛亚。他是主要的先知之一。以赛亚写了整部圣经。圣经有六十六卷,而以赛亚写了六十六章。他从起初的创造开始写;他在书的中间写到了新约和施洗约翰;结束于56章和60章的千禧年:从《创世记》一直到新约,再到《启示录》。这位以赛亚是个伟人,最后作为一个殉道者被处以极刑而死。

24

圣经的每个被圣灵充满的人都是死于联邦政府手下或被它逼迫。你可以想想他们中的每一个:摩西,希伯来少年,但以理,以赛亚。以赛亚被锯锯成碎片。一直下来,施洗约翰,每一个使徒,耶稣自己,都是死在联邦政府的极刑或逼迫下。照这种形势发展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有更多的见证加在他们的上面。瞧?如果曾有什么时候是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的话,那就是现在了。

我猜想你们听说了在罗马举行的会议,我们正……他们在那边兴高采烈。他们要开始一场复兴。那将是一场全球性的复兴,肯定的。
25

回到这个主题(我们要在七个印里讲到那个),回到“被影响”这个主题上。

乌西雅王是个牧童。他被抚养大……他喜爱野外。他在以赛亚说预言的期间作王。以赛亚从另一位大先知那里学习。我想是撒迦利亚,以赛亚藉着他得以明白,当以赛亚出现时他就是先知了。以赛亚被召,他是个先知。先知不是人造出来的,先知生来就是先知。
呐,在教会里有一种说预言的恩赐,就是人们发一个预言。基督身体的许多肢体都能在圣灵的感动下那么做。但先知是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预定先知的恩赐或把这恩赐预定给先知,而不是做一个预言家。
26

呐,我们看到这个年轻人登基了。如果你想记下一些的经文,是在《历代志下》26章。你可以读到那里说乌西雅王在他父亲亚玛谢(A-m-a-z-i-a-h)死后(他是个义人,离弃了主,被他自己的百姓杀死了),他死后,乌西该接了位,哦,是乌西雅接续他作王。十六岁的时候,他就登上了宝座,被膏抹,还是个孩子;虽然还只是个少年,但按照顺序是他做王。他做得很好。圣经告诉我们,他有一个敬虔的父亲和敬虔的母亲,他几乎不可能不受到这样的影响,成为一个敬虔的孩子,因为摆在他面前的一直就是那个。

27

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在我看来,最伟大的一个,在我们这个国家最伟大的总统是亚伯拉罕·林肯。呐,不是因为他是个共和党人,而是因为他是个真实的人,一个敬虔的人。他被抚养大,要事奉神。他说:“如果有什么事是我要赞美的,”他说:“或者我的生命被什么影响,就是一位敬虔的母亲,她教导我祷告并认识到耶稣是我的救主。”

哦,你的家人如何,你也如何。你在某个环境里抚养孩子,与你以错误的方式教养他相比,他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机会行得正。“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箴22:6]做正确的教养,教导孩子正确地做事,诚实,即使是在学校里也要公平正直。
28

呐,许多时候孩子容易互相抄袭,想要努力完成学业。但你知道,我想如果你能自己做到的话,那才能让你好好欣赏你优良的成绩单。

你知道,如果第二天你要有一个测验,不是整夜到处乱跑,早上起来,想:“瞧,我要坐在某某某旁边,他们很聪明。他们会……我可以抄他们的。”而是在爸爸的早餐谢饭祷告之前,你说:“爸爸,今天请记念我,我有一堂化学测验,”或不管是什么。然后你,你作爸爸的祷告,说:“神啊,祝福约翰和马利亚今天的测验。”我告诉你,形势就会改变的。
29

记住,只要我们凭着信心求,我们所求的,就能得着。耶稣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不求,是因为你们不信。”他说:“你们要多多地求,使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我喜欢这话。

我们的教导要正确:说正确的事;做正确的事;思想正确的事;永远要思想正确的事。我有一个小小的口号:
做正确的事,那是你对神的责任。 思想正确的事,那是你对自己的责任; 那么,你的结果就必定是正确的。
你不能同时既向东走又向西走,你也不能同时既走得对又走得错。不管你怎么认为你是在走别的方向,如果你不是直直地往西走……如果你在往西走,就不是在往东走。
30

所以,这个年轻的王,被他父亲影响,他父亲年轻时,把神的律例教导给以色列人。他晚年的时候,突然转过去,教导反对神。他自己的百姓……他被自己的百姓杀死。看上去好像这件事对乌西雅是个很大的教训。但我们看到,乌西雅登基以后,他照着他父亲所行的正确地行事,恢复神的事,带领以色列人重新敬拜神。他奋勇自强。

我总要为他年轻的时代而感恩,因为他从未玩弄政治。尽管政治可能会反对他,然而他却坚固地站在神的一边。这也震动了这位年轻的先知,甚至他成了一位英雄。他是先知以赛亚的榜样。
31

以赛亚进到城堡中,进到王的宫殿里与王呆在一起。王叫他进来;他喜欢以赛亚。以赛亚也是个年轻人,他们是形影不离的密友。那位王如何……当他出来时,一些政治人物可能会进来说:“我们必须做某某事,”乌西雅王就先寻求主。“主啊,我们这么这么做是你的旨意吗?”神啊,赐给我们一位那样的总统,不但如此,也赐给我们这样的传道人。“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其他的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

这一定是个很大的影响,因为以赛亚爱他,因为他看到乌西雅是个伟人,他坚定牢固地为神站稳。你知道,在我们生活的时代,在我们所行的事上,每次都要记住,公众不但看牧师,他的生活方式,他们也看普通信徒。
32

哦,我们想到教会时,它真是太糟糕了。有时候如果牧师属于某个组织或派系,这个组织派他到某个教会,有时候那个牧师被那个组织束缚住了。这人想事奉主,但他被教导说,他事奉主的唯一方式就是事奉他的组织。如果他起来传讲神的道所说的,教会就会投票把他赶出去,于是他就害怕他会没有机会传讲福音了。

但是,哦,我们今天在讲台上所需要的就是像乌西雅那样的人。不管他教会的政治或其它任何东西的政治说什么,他靠着神的手行事。他等候,直到他发现了主如此说,然后他就去做。
小……那位先知(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跟他一同在殿里,他们一起下去祷告,毫无疑问,求问主的旨意,然后把它跟圣经的律法比较。如果它是对的,乌西雅就批准它;如果它不对,乌西雅就为此而谴责政治。愿神赐给我们更多像那样的人。那件事使以赛亚震动,因为他生来就是个先知。
乌西雅成了以赛亚的英雄。你瞧,他是……因为他为神站稳,他在义人的眼里成了英雄。也许那时候没有太多的义人。瞧?但我们想要做的事,就是使我们的生活对神有价值。有人正在注视你。
33

那天我正在责备某个人。在附近的某处他们有一个……一个大宗派教会在这里有一个摇滚乐大舞会,他们一直跳到凌晨一点钟。他们一直取笑某个到这个教堂的人,说他们是来这里的圣滚轮,因为我们没有宗派。哦,那可让我逮着机会了。你几乎可以想象发生了什么。但问题是……呐,那些人……毫无疑问,做这评论的年轻女子,巴不得她知道什么是真理。

34

几个礼拜前我在山里。早在我回家的时候,我们回来(家人和我)休息一下,若主愿意,下个礼拜我们又要去那里。瞧,一天晚上在那里,我看到一个异象。那是个漂亮可爱的女人,看上去是个年轻女人,正在跑;她手放在这里,心脏病发作死了,是个漂亮的女人。她倒下了,就去世了。主的天使说:“呐,当你听到这事,记住,人们会说她自杀了,但她是死于心脏病。将近四点钟,所以你只要说四点钟,”然后他就离开了我。

35

我没有叫醒家人,在母牛营地(或牛仔呆的地方,我们回到那里把牲畜聚拢起来),让他们睡到天亮。然后,第二天我提到这事,我说:“某个年轻的女人,长得很迷人,要死于心脏病。”两天后在路上,电台里传来了这位(我想不起她的名字)梦露小姐,梦露夫人。我想那是她的戏名或什么的;她的名字是别的什么。她死了,他们说她自杀了。

36

呐,不管我怎么说,都没有任何用处,他们仍然要说她自杀了。但这孩子没有自杀,她死于心脏病。如果你注意,她手这样,想要用手拿起电话。她得了心脏病。他们说安眠药放在那里;那瓶子里的药,她已经吃了有差不多一个多月了。她死于心脏病,她大约是在四点钟前四、五秒死的,绝对是的。

我在杂志上看了她的生平故事,她怎么……她是个私生女;她怎么洗那么多的盘子;她妈妈在精神病院;她渴望(我猜想她是世界上身材最完美的女人。)……她渴望钱无法买到的东西。我想:“哦,我希望我能够到她那里去。我知道她需要什么。”就是这样。
37

或许有名望的教会成员,最有名的好莱坞,各种的金银装饰品都在那里。但他们看见那些人……她可以看到他们过的生活跟她没有什么两样。需要影响力。需要基督复活的大能在人们中间,使他们看见基督不是一个挂在教堂上的雕像,乃是以圣灵的样式活着的,住在男人和女人里,带来平安、满足和快乐。哦,巴不得我们能在那个年轻的女子死之前去到她那里。

38

呐,影响力……我们看到乌西雅的生活影响了这位先知,甚至到了一个地步,乌凯雅,哦,乌西雅,建造城墙巩固自己,从非利士人手里夺回了属于他们的土地和财产,等等,直到他的名声传到了埃及。我告诉你们,在《历代志》里的诸王,除了所罗门以外,没有一个人能像乌西雅那样威名远扬。为什么?因为他树立了榜样。他持守神,不管他的百姓想什么,别人想什么,他的政治家们想要怎样影响他。他全然持守神,神祝福了他。这对这位年轻的先知是很大的帮助。

39

神必大大地祝福一个对他的道忠实的人。呐,他或许不是很受欢迎,但他必蒙祝福。呐,人们必须做出他们的选择,你是要像其他的人一样举止,还是要被神祝福。呐,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如果你要像其他的人一样生活,你就会受他们的祝福;但你把你所有的愿望转向神,你就会被神祝福。所以你必须“今日就选择你所要事奉的”[书24:15],如先知说的,“永远要先记念造你的主。”

40

但是,当这个王到了一个地步,成了这样一个大人物,并影响着以赛亚和义人,当然是他国中的,他到了一个地步,他开始觉得自负了。这就是你犯错的地方。太多的义人就是在这个地方惨败,吃了败仗,因为他们开始觉得自负了。你开始认为你为基督活了那么长时间,以至不管他把什么送到你面前,你都可以自己选择要还是不要。你必须继续事奉神。不管你十年前是什么样,你现在是什么样才算数。

41

王到了一个地步,他心里认为,他心高气傲了。骄傲进入了他的心。那就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请你们原谅这种表达,那就是发生在全国各地教会身上的事。在那里的人都是好人;世界上最好的一些人去教会。我认为世界上最好的人去教会。但问题是,组织体系高傲了。那就是发生在卫理公会身上的事;那就是发生在浸信会身上的事;那就是发生在拿撒勒派、在天路圣洁派、在五旬节派身上的事:高傲,任性,自我为中心,骄傲,你不能告诉他任何东西。神找不到一条路去到他们的心中。那是因为他们变得无所不知,没有人能告诉他们什么。通过与弟兄们理论建立自己,他们围绕自己的信条建立自己。他们这样做时,就把神丢在脑后了。

那就是发生在博士们身上的事。当他们变得如此以自我为中心,都不需要从神来的任何帮助时,我就不想让这样的人来愚弄我了。当你不要神了,我就要你也离开我。瞧?因为你必须一直先记念神。他变得高傲了。
42

今天太多人……你拿一家开始去教会的人为例。神会医治这个小家庭。他会祝福他们,在他们的生活上给他们圣灵。小孩子会围着桌子祷告;他们会在上床之前祷告。妈妈和爸爸会挽着手祷告。只要他们继续这样,他们就会维持一个家庭,但你让他们变得……首先你知道,他们什么也没有,也许只有一辆旧的破车开着到处走,或者只能步行。最后他们有了一辆好车,一个更好的房子。首先你知道,他们想要得到世人所寻求的东西,要跟上层的人交往。他们搬到了一群不同的邻居中,在那里他们发现他们被错误的影响力影响。你必须留在神的国所在的地方,留在神的荣耀倾倒出来的地方。留在你能够昼夜得到属灵喂养的地方。接着你知道,分离和世俗进了家中,他们变得高傲了。乌西雅就是这样;他变得高傲,太骄傲了。

43

呐,我们看到他想要做什么。呐,当他心高气傲时,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圣经里告诉我们,是在《历代志下》26章,我们在《历代志下》26章看到),我们看到他手里拿着香进了主的殿,要向主烧香。他这么做时,事奉圣殿的带着另外八十个事奉的人跟随他,告诉他说:“不要那么做;你错了。你不是事奉的。你是王,不是祭司。”

他就发怒,突然发怒。他的脾气从他身上出来了,他点着香到处走。正当他在怒中站在那里,神就当场降大麻风在他身上;他就长大麻风死了。他们不得不将他抬出圣殿。
44

这就是我们要学到教训的地方。如果这个人,神在他的职位上祝福了他,但他不满足那个,因为这样,他想要取代别人的位置。你不可能是别的……如国会议员阿普肖(你们记得他,这个人残废了68年,在那里的聚会中得了医治,你知道。他是美国的国会议员。),他说:“你不可能成为你所不是的。”所以那是真的。你必须留在你的呼召上,去到神呼召你去的地方。

呐,只要他继续作王,他作王对百姓就是个祝福。但当他以为他是一个事奉的祭司,那时……他认为因为神祝福了他,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他作为一个王对百姓是个祝福,但当他想要取代事奉的人的位置时,他就从一个祝福变成了对他们的咒诅。我们有许多那样的事。人人都想要带球。瞧?
45

当你在打一场球赛(就像打橄榄球的季节),我们想要做的事,不是人人都要从那个得到球的人那里抢球,而是尽力保护那个人。保护他;让他冲过去。我们想要得分。瞧?

但你能想象一支毫无训练的球队,当他们自己的一个队员拿球跑去射门时,他们不是把对方攻击他的人弄倒(对方的球队),以便让己方得球的人带球突破,相反每个人都想从他手里抢球。那你注定要失败的。
今天,我们有同样的事。当我们看到神出现,去祝福某一件事,我们就该让所有的敌人都远离这事。就该使用我们的影响力成为一名阻截的队员,不是带球跑的,而是阻截的队员来保护带球的人,让他带球突破,因为没有拦阻他的了;你只要继续跑就行了。我们应该是阻截。
46

你知道,我在全球为全福音商人会讲道,在世界各地组织分会。不久前,我相信是在牙买加的金斯敦,他们邀请卡斯特罗和所有的人参加那里的一场聚会(应该说是我们去过他那里,是的。),整个岛上所有的名人都在那里;那些商人想要传讲福音。他偏离了他的位置。我们传道人做这事已经够费劲儿的了。他们想用自己的一点影响力和各种各样的手段,结果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让你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47

许多时候在一个教会里,一个小教会可以有一场复兴发生;有人想出去,带领一个祷告会,接着,他有了一个想法,却跟圣经所说的不符,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这样相信。于是他开始了一种影响,结果把别人都带偏了。要做的应该是原封不动地保护这信息,持守住它。如果我们想要越过球门线的话,就得把所有那些东西阻挡在信息之外。

48

我说:“弟兄们,事情错了。你们这些人是商人。首先,你不明白路径。你不明白事奉的路径,因为事奉是神所呼召的恩赐。神在教会里设立了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神在教会里设立了他们,为要成全教会。商人应该做见证。妇人,家庭主妇,即使你是某个人家里的使女,要做见证。为神的国做你所能做的;但永远不要注入你自己的想法;只要说信息所说的,继续前进。瞧?接着可能你有了一些影响力。瞧,现在不要试图讲道,直到你知道神呼召了你。只要持守那个,你的见证,因为如果你没有持守,你就会偏离到错误的地步上;你就会把一切都搞乱了。是这样的。这一点也不蒙神喜悦。这里就证明了。

49

当这位王……呐,殿里的祭司责备他,告诉他真理,尽力跟他讲他错了,神只呼召亚伦的子孙那么做,只有他们配做那样的侍奉。那一切该由他们去做,他们配那样做。一个王,不管他多么公义,神多么祝福他,他都没有权利烧香。他在取代祭司的位置,他不应当这样做。当他被责备时,就发怒了;他的脾气暴发了,就在他脾气暴发的时候,大麻风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得了大麻风,于是他放下香,跑出了圣殿。瞧?试图模仿别人,我们不应该这样做。

他在怒中犯错了,他被惩罚。哦,这位年轻的先知看到了,这对他肯定是个教训,不管这人多么了不起,他必须守在他的呼召里。
50

我晓得这信息被录音了,我知道它要传到全世界,进入丛林里,到霍屯督人那里,以及其它所有的地方。今晚的这个信息将被翻译成多种语言。但我全心这样说,怎么能……许多人说:“为什么你不加入某个组织呢?为什么你不过来跟五旬节派在一起呢?为什么你不过来跟这群人在一起呢?为什么你不能不去管这些小事呢?”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必须持守那个信息。

当主的天使在那个光中降临在河上时,如你们看到的,它被政府啊等等的东西证明了,科学……科学研究证明那是真理。他告诉我要持守这道。我怎么能拿它来换一个信条呢?如果那些在外面的人要那么做,让他们去做吧!但我们被呼召去传讲神的道。不要妥协,要站在道上。
51

所以,呐,你看到为什么这是一件危险的事,试图妥协和做别的事,或试图心高气傲,说:“哦,我能做这事,赚更多的钱。我能做这事,所有的弟兄都会同意我。”如果我在这道上妥协了,那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传道人都会向右转,说:“哦,那很好,那不错。”我现在知道,他们许多人叫……那是什么?饼和鱼,看到人们得医治,辨别人心的事,神的大能彰显,等等。他们带你到那里,参加聚会,带人们到他们的教会里等等;但当到了与神的道认同时,他们就会离开它。瞧?你不能那么做。持守住道。

52

呐,这对这位年轻的先知是个教训,不管他想要的是什么,他必须留在他的呼召里。哦,他学到了神给人的命令。神对男人的命令就是留在他的位置上。神对女人的命令也是留在她们的位置上。你不能取代男人的位置。她们想要这样做,但不要这样做。男人,不要取代女人的位置;不要穿着像女人。女人不要穿着像男人。圣经说那样做是错的。圣经说:“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衣服,在神面前是污秽的,是可憎的。”瞧?但现在你几乎不能区别男人跟女人。瞧?呐,除了大声疾呼反对它,你还能做什么呢?瞧,当你那么做时……

53

这个礼拜你看到了印第安那州的这个法庭判决吗?何等的羞耻!不到十五年前,富尔顿港的一个家庭(我想这个家庭的某些人今晚就坐在这里),在富尔顿港,他们因为一个小女孩穿短裙上学,就打发她离开学校回家了。但这个礼拜他们却想要起诉并从学校清退一个拒绝在学校里穿短裙的小女孩(他们这样做了)。我们的国家出了什么问题?我原以为这是一块自由的土地;我原以为我们有宗教自由。

这位父亲站起来,说:“让我们的孩子穿短裙,我们十六、七岁的女孩穿短裙,是违背我们宗教信仰的;它是违背我们宗教信仰的。”他们就把这孩子开除并驱逐出了学校。
54

据我所知,任何人若不同意,不加入这个正在把所有教会联合起来的团契所制定的国际协议,也就是这个教会联盟;所有不加入,不与之联合的人,他们要让他们成为一个小省,打发他们去阿拉斯加。你可能要为冷天气做好准备了,因为看上去好像它就要来了。何等的羞耻!

55

我的毕生好友吉姆·普尔,他的儿子今晚站在这里。我真希望他爸爸能来做他儿子所做的。我们今天通过电话交谈,他谈及一个,我想是一个新闻评论员或某个人(我现在不记得是谁了),他说:“过去是美国人一个礼拜洗一次澡,天天祷告,现在他们是天天洗澡,一个礼拜祷告一次。”我相信我宁愿不洗澡也要祷告。但这只是显明我们是多么堕落。是什么发生在这个国家身上呢?

56

大约五年前,我在俄亥俄州,我正在那里举行一场聚会(我在那里举行聚会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原注:有人说:“切陶奎。”]切陶奎。我正在宾馆听一条新闻,它说:“今天下午自由之花在俄亥俄州的一个法院凋谢了。”阿们派的人,他们不相信送孩子去这些公立学校。他们有自己的学校。在这些人所住的周边地带,没有高中。所有的孩子十六岁之前都必须上学,这是俄亥俄州和印第安那州的法律(我想是一条地方法律)。这个人有两个孩子,男孩和女孩,还不到十六岁;他们拒绝送他们去公立学校,因为那里讲授达尔文的伦理学(说人是从一个单细胞传下来的,是一只猴子;人就是那样的,只是一只光荣的猴子)。因此,他们不认同这个,他们不让孩子听这个。于是法院传唤他们。这个自作聪明的法官理着坛子头,穿着制服,对这个年迈的爸爸妈妈说,他说:“先生,俄亥俄州有一条法律说,孩子在十六岁之前都必须上学。你拒绝送孩子上学。你要怎么回答?”

57

他说:“尊敬的阁下,我尊重这个可爱的州的法律,我也是本地人。”他说:“但很多年前,我们的先辈为了宗教自由来到这里,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有宗教自由。我们的宗教教导我们,我们不相信我们是从动物变成人的。我们相信我们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所以,送我们的孩子去一所教导那些东西的学校,就违背了我们的宗教信仰。所以,我们这里没有什么高中能让我们的孩子去上的。那不是因为我们不尊重你;我们尊重你所相信的;但至于我们,我们不相信那个,我们不想要它被教导给我们的孩子。”

他说:“你要么送你的孩子上学,要么你和你妻子要在州监狱里蹲两年。”说:“你的决定是什么?”
他说:“妈妈和我愿意蹲两年。”他们转过身,开始走出去。
老法官必是觉得受到了一点谴责,所以他说:“记得你的圣经不是说:’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吗?”
父亲转过身,他说:“那么神的呢?”
这人在新闻里说:“瞧,自由……”
法官说:“我判你两年。”
他说:“自由……今天下午自由之花在那个法院凋谢了。”
58

毕竟,德美浸礼会,哦,是阿们派,不管他们多么独特,但他们相信圣洁的生活。在美国没有一个地方有记录说他们有什么少年犯。在他们的宗教里没有一个人,一个孩子,是少年犯。让他们照自己的方式与众不同吧;他们被正确地养大。我不怪他们。

但听着,花儿就在那时凋谢了,但大约十分钟后它又复活了。检察官,他们所有的人,推回他们的案卷,说:“那么,我们要辞职,因为如果你破坏了那个宪法权利,他们就会破坏剩下的。”
59

你注意到那天,那个卫理公会聪明的老主教,他对在教会……在学校祷告这件事是怎么说的吗?那不是卫理公会教会。那个主教有足够的聪明晓得那点。那是另一群人,想要看看,他们在学校强迫做某种祷告这一点上到底能走多远。如果他们能通过那个,他们也会很快地通过另一个。他们正在找各种各样的出路。不要担心,他们会得到的。

60

哦,我们要十字架。趁现在我们能够的时候,我们要基督。不要被那些可能会送点更多肉汤给你的人影响。不要受那些给你更好的车开,更好的房子住,却让你出卖掉基督长子名分的人影响。不要那样做。留意你正在做什么。要一直跟随那个受神影响和支持的人,你知道神与他们同在。不要跟随错误的影响。是的。没错。不要想取代另一个人的位置。

61

在殿里的异象,他看见神高坐在宝座上,神被高举。呐,你瞧,这个王……他在以赛亚面前树立了一个榜样,以赛亚看到,当那个王一离开自己的呼召,神就降大麻风在他身上。于是以赛亚想:“我可以做什么呢?”乌西雅死了;他过于倚靠乌西雅的膀臂。他想他完了;他要做什么?对他来说,生命本身也几乎完了。所以,年轻的先知怎么办呢?他去到圣殿祷告。他俯伏在坛上,大声呼求。

有时候,神把那个靠山从我们身上拿去。有时候神让疾病临到我们。他让失望、心脏病临到我们。有时候他那么做,要带你到你能被福音影响的地步。要智慧到能抓住它,而不要蠢到离弃它。瞧?
62

注意。以赛亚知道他必须找到不同的东西。所以他怎么办呢?他去到圣殿,他举起双手,向神大声呼求。他陷入了一个异象中。当他陷入异象中时,他看见了神,不是坐在下面的宝座上,而是坐在上面,高高在上。哦。他的衣裳垂在身后,高举到天上。他看见撒拉弗在整个圣殿前后飞翔。哦。“撒拉弗”的意思是“烧火的人”,这是“撒拉弗”这个词的意思。他靠近祭坛。事实上,撒拉弗是接受祭物和洁净敬拜者的,然后把敬拜者献给神,这是撒拉弗做的。呐,撒拉弗是天使,他们是非常靠近神的,就在祭坛上。他们接受祭物。这显明神的公平,罪不能进到他面前,除非它已经被赎了。瞧?这些撒拉弗……

你们记得吗?在七个教会时代中,他们是如何看护着那些福音书,每一边各有一个。你们记得吗?我们把他们带回到伊甸园中,有发火焰的剑安置在那里。他们护卫着祭坛。
63

以赛亚,那位伟大的先知,他进入了圣灵里,他首先看到神高坐在天上,高过地上的众王。他说:“我看见王,主高高坐在上面(这时他看见了真正的王),他的衣裳垂在身后。”

他看见撒拉弗在殿里四处飞翔。他们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他们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何等的音乐,何等的韵律!你说:“他们必是说得非常轻。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原注:伯兰罕弟兄模仿。]
以赛亚说:“他们呼喊的时候,殿的柱子因他们的声音震动了。”
他们不是在说:“圣哉!圣哉!圣哉!”[原注:伯兰罕弟兄模仿。]哦,何等的声音!他说:“柱子因他们的声音都震动挪移了。”他们在呼喊,那些天使站在神的旁边,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何等的异象。咻!哦!
64

注意了,以赛亚一直倚靠乌西雅的膀臂,看到他死在神的审判下,接着他看见这些圣洁的天使,就在神的旁边,撒拉弗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那些圣洁的天使遮着脸。圣洁的天使在一位圣洁的神中间遮住圣洁的脸,那么我们又是谁呢?

哦,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我们是谁呢?圣洁的天使把自己圣洁的脸藏在两个翅膀下,站在神的面前,这些天使,实际上是超过天使的。天使不站在那里,只有撒拉弗站在那里。他们超过了天使。神太圣洁了,直到他们在圣洁的神面前把脸遮住。他们能说的唯一的话就是:“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咻!一个特殊的遮盖才能让他们站在神的面前。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遮盖呢?他们必须被遮盖住。
65

呐,我现在想说说这点:耶稣基督的血是大有功效的。瞧?基督从来没有为那些撒拉弗死。不,没有。但他们是被造的活物;他从来没有为天使死;他为罪人死。瞧?他从来没有为圣人死;他为不圣洁的人而死。只要你认为你是圣洁的,他对你就没有任何益处。但当你意识到你什么也不是,他死……他的死就是为你了。看到吗?当你意识到你什么也不是,他就是那位……他的死就是为了你。神是完全圣洁的。在他只有圣洁;那是完全的纯洁。

66

呐,让我们注意一下这些翅膀。我们发现他用两个翅膀遮脸。想一想。连圣洁的天使也在圣洁的神面前遮住圣洁的脸。他们唯一能说的,就是:“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圣经告诉我们说他们昼夜呼喊。那是神下来后的第一步。日日夜夜,从不中止,你以为我们的声音就够大了,但几百万天使围绕宝座,其中一个呼喊:“圣哉!圣哉!圣哉!”那声音就震动了殿的柱子,这你又怎么想呢?你知道,他的声音震动了圣殿,当几百万的天使围绕神的宝座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带着敬畏和尊重。哦。

67

现在,当谈到圣洁的事时,人们却根本没有敬畏和尊重了。你谈到圣洁,你就被称为圣滚轮。对神、他的子民和他的道也是毫无敬畏和尊重。

呐,这群人的结局是什么呢?【编者注:本弟兄说:“是阿拉斯加。”】(我想你是对的,本。孩子,这回你算是说对了。是的,那完全正确。)那时这群不尊敬的人要在哪里结束呢?这群不尊敬的人,对神毫无尊重的人,要在哪里结束呢?
68

你知道,过去是如果一个女人或男人说他们是基督徒,人们就尊重他;但今天他们只想看看他们能怎样取笑他。瞧?不尊敬的一群!哦。为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原因。他们没有意识到那是真理。他们对神毫无所知。他们不记得圣经说神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诗34:7]。他们不只是下来探访一下他们;他们安营扎寨了。阿们!神的使者在敬畏他名的人四围安营。他们昼夜留在那里。

老黑人弟兄唱的那首歌,“天使一直看顾我。”说……
整天整夜,天使一直看顾我。
是的。整天整夜,天使一直看顾我。耶稣说到那些小子们,说:“你们要小心,不可绊倒这小子里的一个,因为他们的使者常见我天父的面。”[太18:10]瞧?他们总是安营看顾那些人。他们不虔敬的人甚至不相信那个。若主愿意,我们明早要讲到什么是虔敬和不虔敬。
69

现在注意,他们甚至不相信那个。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庄重、所有的尊重和所有的敬畏,然而还去教会。现在最不敬的一帮人就是那些去教会的人。是的。

一个贩私酒的,贩烈酒的,走在街上,路过,半醉了,你跟他谈起主,他会站住,跟你谈。那些老顽固,所谓的信徒,教会成员,会当面嘲笑你,因为你不属于他们的……是的。肯定会。他们不敬。他们认为你要是不属于他们的小圈子,那你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瞧?这是事实。不敬的……
70

呐,这些天使,当他们在神面前,他们……相信它……大卫说(你们记得,几个晚上之前,当我传讲一些东西时,我们在这里讲过了),他说……大卫说:“我将主常摆在我面前,我便不致摇动。而且,”他说:“当我这么做,我的肉身就安然居住。”[诗16:8-10]是的,先生。“因为我知道……他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他的圣者见朽坏。因为主常在我面前。”

不管你去哪里,将神摆上。如果有人生气,咒诅你,将神摆在你和他之间。如果有个家伙叫你圣滚轮,将神摆在你和他之间。如果妻子对你生气,将神摆上。如果丈夫生气,将神摆上。如果孩子们惹你生气,将神摆上。明白吗?不管你做什么,将神摆上。如果爸爸妈妈打你一下,纠正你,将神摆上。还记得神对此是怎么说吗?“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路。”看到吗?要一直记住,将神摆上。将神摆在你面前,你就会对神敬畏,对他尊重。是的。
71

呐,注意。他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那表示敬畏,在神面前敬畏,遮住脸。呐,我们没有用来遮脸的翅膀;我们在他脚下低头,低头,带着敬畏和尊重的心祷告。是的,先生。认识到这点。他用两个翅膀遮脚,他的脚被遮住,他的脚……代表谦卑和尊重。

就像摩西,摩西带着对神的尊重,神告诉他他站在圣地,他就脱掉鞋子。瞧?他对他的脚做了一件事。保罗带着对神的尊重和敬畏。当主的天使以那个火柱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就脸伏于地:尊重。施洗约翰,当他看见耶稣出现时,他有那样的尊重,他说:“我连摸他的脚也不配。”瞧?脚,表明尊重。看到吗?
72

哦。要清醒,唯一一件要清醒的事就是:你的渺小。如果你想在神那里得到什么的话,就要使你自己真正的渺小。不要像乌西雅那样自大。他到了一个地步,他说:“无论如何我要做这事,不管我……你们没有权利告诉我。”瞧?他应该使自己谦卑。“是的,基督的仆人,原谅我。”他就决不会得大麻风了。不会的。“我知道那是你们的工作;神呼召了。那是你们的职责。你们只管去做吧,先生。我非常抱歉。”退出去,在这本书里所写的就会不一样了。但当他被纠正时,他发怒了。

你纠正人们一件事或跟他们讲他们做的错事,他们就会离开教会。他们没有一个会……去到某个人那里,告诉女人她们不该剪短发,“瞧,那我就到女人可以剪头发的地方去。”
73

不久前去到这里的一个女士那里。我送妻子去的。我们在一个聚会中;她没有时间洗头发,我告诉她去其中的一个美容店洗洗头发。她去到那里,那位女士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把她的头发提起来。她不得不将头发盘在她头顶上。“啊呀,我还从未给留着长发的人洗过头呢。”她对此一无所知。我不知道。哦。瞧?

他们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是因为她们一直坐在软弱的讲台下(是的。绝对是的),不讲真理的软弱讲台。他们在这上面妥协。瞧?更好……如果你听到这个,会更好。你要跟她们一个人讲,她们就会起来,怒气大发,说:“我再也不会听那个圣滚轮的了。”瞧?只管去吧,乌西雅。是的。
74

大麻风,嗯,我宁愿随时得大麻风,也不愿要那种大麻风;瞧,那是魂里的大麻风,瞧?当你上去破坏了……你当场就又发了大麻风:罪,这比大麻风更糟糕。那是魂里的大麻风。

圣经说,乌西雅可能去世后,与他列祖同睡了。他得救了,因为他只是做了一件错事。但当你知道了,却还这么做时,你就发了魂里的大麻风。一个患了大麻风的魂是无法进去的;你知道这个。
所以,使你自己渺小。在神面前谦卑自己。认出……不要骄傲,发怒;要查考圣经,看看它是不是正确。
75

不久前我告诉某个人……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明白你是唯有耶稣派的。”

我说:“你理解错了。”瞧?我说:“我不是唯有耶稣派。”
他说:“瞧,你奉耶稣的名施洗。”
我说:“那并不使我成了唯有耶稣派。”我说:“唯有耶稣派的教义,他们施洗为了重生;我不相信那个。我不相信你一奉耶稣的名受洗,就叫你的魂……你的罪得赦了;我相信彼得说要先悔改;转过来,你错过了目标,要回头。悔改,然后向世界表明你受洗了。我相信……我不相信重生就是圣灵的洗。那不是圣灵的洗;那是重生。我们重生是藉着血。血细胞来自……我是说,生命细胞是从血来的。你受圣灵的洗,进入一个身体,但你出生是藉着血。绝对的。你出生是藉着你父亲的血。我重生是藉着我父亲的血,藉着我们的父亲—基督。是的,先生。
但你瞧,我们不相信那东西。因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并不使我们成了唯有耶稣派,根本不会。不,先生。
76

是的,先生。摩西在神面前谦卑自己,当听见神的声音发出,像这样说:“脱掉你的鞋。”摩西就伸出手,脱掉鞋子,瞧?是的。

保罗,当那光将他击倒在地……主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瞧,就俯伏在地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那个火柱),我就是耶稣。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他说:“主啊,我当做什么?”他准备好了。
施洗约翰看见他来。最伟大的人之一,耶稣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人像约翰那样伟大的。”
当约翰看见他时,他认出自己太渺小了,他说:“我连给他脱鞋都不配。”阿们!
77

注意,大人物总是谦卑自己。升高的方式总是降低。使自己渺小,神就必提升你。“凡自高的,必降为卑;凡自卑的,必升为高。”[太23:12]哦,我喜欢那个。

使你自己渺小;一直渺小。不要当大人物,要当小人物,瞧?不管怎样,神是我们中间唯一的大人物。是的。
你总是说:“它是一个圣教会,圣人。”哦,不。是一位圣洁的神(是的),一个不圣洁的教会和不圣洁的人。是的。没有像圣教会这样的东西;那是一位圣洁的神在教会里。那不是一个圣人,乃是圣灵在人里面。你所谈的不是人,你是在谈人里面的圣灵。阿们!阿们!这话说对了。阿们!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我感觉到了。是的,先生。他喜欢那个;我知道。荣耀!是的,先生。好的。
78

使你自己渺小,他用两个翅膀遮脚,敬畏。他藉着遮脚来谦卑自己。第三,他用两个翅膀飞翔。他用两个翅膀付诸行动。他在神面前敬畏。他在神面前谦卑。不但如此,他不只是坐在那里,而是付诸行动。这说到了教会。阿们!付诸行动。不管他有什么,他都准备带着它去。是的,先生。他唯一能说的就是:“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但他对此付诸行动。是的。他开始行动了。那就是今晚教会所需要的,就是先敬畏,其次,是谦卑,然后就是付诸行动。是的,先生。

79

他指示先知。当他显示给先知他如何差派他的仆人,他要怎么做,这个人,这位天使做了什么?他们看见……先知看见他的声音震动了殿里的柱子,他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房子震动了,他又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房子震动了。

以赛亚说:“我有祸了!”一位先知,被印证的先知,生来就是先知,圣经里的主要先知,他说:“祸哉!因为我眼见了神的荣耀。”看到那位先知谦卑自己,一位先知,神的道所临到的人。但当他看见一个异象临到时,他说:“祸哉!因为我站得这么近,以至我看见了主的面。”
我们的现代美国人看见它发生,就走开了,嘲笑它。是的。没错。
80

当他看见一个异象彰显出来,一个被彰显的异象(哦,神啊,怜悯这个有罪的世界。),一个被彰显的异象,他大声喊:“祸哉!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我灭亡了!我毫无良善。”

瞧,你说:“赞美神,我属于长老会、浸信会、五旬节派;我不需要坐下来听那些东西。”那是何等的差别,何等的差别!
你记住,这位先知,从出生就被呼召,被印证,被预定承受他的职分,寻求真理,他一直跟王在一起。他看见神的工作被彰显,但当一个公开的异象临到时,不是使他自高,相反他说:“祸哉!我灭亡了!我现在倒霉了,因为我眼见了神的荣耀。”
81

我们可能看见神的荣耀,就会到处走,说:“一帮圣滚轮,发疯的人。”难怪我们哪里也去不了。

现在记住,我告诉你们,当我下来这里说一些事时,那会对人有帮助的,瞧?是的,我们必须尊敬那个。我们必须要把我们所有的每一点尊重都给它,因为我们看见从神来的一个公开的异象发声,知道它是真理。
82

“祸哉!”以赛亚说。“我今晚(今天或不管什么时候)在一座房子里,我看见神的荣耀。我看见一位天使说话,我看见某个东西运行。我抬头看,我看见神就在这里彰显。祸哉!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

注意发生了什么。哦,他做了什么?他指示先知以赛亚,人应当在神面前尊重,应当敬畏。敬畏,谦卑,然后开始行动。是的。开始行动。
83

就像井边的妇人,当她看见一件事发生,弟兄,她有两个翅膀。她赶快用两个翅膀离开。她出来,到雅各井打那些被污染的水(就是他们所议论的);但当她从那生命的泉源喝了一口水时,她就立刻付诸行动。她没有说:“先生,请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受的教育?你从哪儿得到这东西的?你是怎么学到的?”或者“你怎么知道我有五个丈夫了?你怎么知道我的问题是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撒玛利亚妇人?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她从未询问。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时,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哦。她藉着圣经认出来了。她说:“我知道弥赛亚来了时,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

耶稣说:“我就是他。”
84

她开始行动了。她飞快地跑进城去,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当她看见了真理,她不是想要带球,而是确保给它许多的尊重。她确保给它许多的支持,因为她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如果你不相信,来,跟我去。”

荣耀!我觉得今晚像个圣滚轮了。是的,先生。如果一个圣滚轮是这种感觉的话,那让我也成为其中的一个。是的,先生。我知道他是对的。我知道他在这里。我知道那同样的弥赛亚,我知道那同样的神,那同样的基督,今晚就在这个又旧又热的小房子里。我能向你们证明。阿们!
85

看到主的那位天使正站在角落里,在这里的那个人头上。他的名字叫……他是个牧师,威特先生。他是从北方的弗吉尼亚州来的,患了神经衰弱。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能回家痊愈。你相信吗,先生?好的,回家得痊愈吧;你的神经衰弱结束了。是的。

坐在那里的,他的名字叫莫里亚。他是从伊利诺斯州来的。他得了直肠病。如果你相信,先生……你相信吗?我对你是个陌生人。如果你相信,它就必离开你。哈利路亚!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 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86

不管逼迫是什么,不管十字架是什么,“主啊,请差遣我,我在这里。”不管多少人拒绝你,多少这个、那个或别的,“请差遣我。”

他还是同样的弥赛亚;他现在就在这里。我又看见他了。阿们!它是什么?
那个妇人开始行动了。她有两个翅膀,开始飞翔了。她赶快付诸行动。
当使徒彼得,一天他在海上依从神的话……他整夜打鱼,什么也没打着。耶稣去到他面前,说:“把网撒在船的另一边。”
他说:“主啊,我是个渔夫;我知道鱼什么时候咬钩,什么时候不咬。我知道它们在哪里,不在哪里。可是我整夜打鱼,连一条小鱼也没打着。现在,如果你说把网撒在那里……我知道那里没有鱼,但依从你的话,主啊,我就撒下网。”他做了什么?他付诸行动。阿们!
87

这里有一大池子的水。如果你从未奉耶稣的名受洗,现在就是开始行动的时候。如果你只是一个教会成员,还没有藉着圣灵的洗认识神,现在就是付诸行动的时候。是的。以敬畏的心遮住脸。谦卑地遮住脚,跪下去,开始行动。如果你还没认识神,就付诸行动吧。

那个看不见的瞎子,当耶稣对他说话,吐唾沫在泥上,涂在他的眼睛里,叫他得医治。当他这么做时,他开始行动了。他传扬了耶稣的名声。他没有想要带球,弟兄,他把耶稣的名声传遍了整个地区。他做了什么?他付诸行动。
88

一次一个瞎子得了医治……“那人是个罪人;你甚至不认识他。”

他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现在能看见了。”他做了什么?他付诸行动。
那就是教会所需要的。付诸行动。我们有太多的形式;我们有太多属世的尊严;我们需要付诸行动。阿们!他到处传扬耶稣的名声。
89

人们在五旬节,他们不懂得很多。他们一些人甚至不会签自己的名字。他们害怕了。他们跑到了楼上。但一天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顺服主的道上去那里。他们依从他的道。哦,只要今天人们愿意依从他的道,他们就会付诸行动。“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等候。”《路加福音》24:49。

《使徒行传》1:8,“这应许……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作我的见证。”
90

《路加福音》24:49说:“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等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十天,四个月,六个月,都没有任何差别:直到。那是多久呢?只要直到。当你求神什么东西,就持守在那里,直到。阿们!持守直到。直到什么?直到它发生。认领它。相信它。坚持它。开始行动。为它作见证。是的。作见证。不要害怕。付诸行动。

他们在楼上做什么?赞美和称颂神。为了什么?应许;他们知道它必要来到。就是这样;付诸行动。去赞美神,直到应许成就。你得到了应许。
91

如果你相信神医治,就付诸行动。如果你相信他现在要叫出你来,你持守住他,付诸行动。阿们!付诸行动。你有两个翅膀,所以要用它们。付诸行动。前后搧动它们。“主啊,我相信;主啊,我相信。”你不能只是呼喊:“圣哉!圣哉!圣哉!”还要说:“主啊,我相信。”付诸行动。阿们!

他们付诸行动,直到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接着他们就真的在行动了。接着他们开始行动了。
弟兄,姐妹,我们在这末世所看见的应当使我们付诸行动。阿们!我们应该行动。绝对是的。我们坐着不动,好像那是一件……瞧,五旬节派的人坐着不动,主行某件事,他们说:“嗯,那不错。”哦,看起来根本不像靠近神的撒拉弗。是的。一位使者,甚至更靠近神。你超越了铜坛,成了他的儿女。
92

撒拉弗在铜坛上。但你作为儿女直接进到神的面前。你不需要通过任何祭司和这一切的东西。他是你的祭司。瞧?作为儿女直接去到他的面前。弟兄,我相信我们不只是有两个翅膀。阿们!我们有圣灵了。是的。

但我们应当带着敬畏和谦卑的心行动,不是行动试图把某件事推给人,而是带着那样的敬畏和谦卑,使我们能付诸行动,说:“祸哉!我们看见了全能者的面。我们看见了异象发生,就是他所说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93

我们看见发生的事比写在圣经上的还多。嗯,我们看到在一场聚会中所发生的事,比写在圣经上的事还多。是的。一场聚会中的事,比在他三十三年半的生活中记下的还多。是的。想一想。我们亲眼看见了。我们看见它发生。我们看见它被预告,成就了,看到了。跛脚的、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预言的事情都一字不差地应验了,从未失败过。弟兄,那应当使我们带着谦卑和敬畏的心付诸行动。

在圣经时代中,从上古时期,火柱悬挂在以色列人头上,到它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我从神那里来,又回到神那里。”圣徒保罗看见它,就仆倒了。一个像保罗这样的伟大教师,在迦玛列门下受教,仆倒在尘土中,喊道:“主啊,主啊,你是谁?我准备去。”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位学者,他谦卑自己,因为他看见了火柱。我们不但亲眼看见它运行在我们中间,我们甚至通过科学也证明了这一点。那应当使我们付诸行动。
我们看见它所做的跟它以前所做的是一样的。它今天仍然在做。父的应许。哦,是什么?它来印证这道,证明这道是那样的。那应当使教会付诸行动,你们不这么认为吗?
94

他敬畏地用两个翅膀遮脸。他谦卑地用两个翅膀遮脚。他用两个翅膀开始工作。他走开了,付诸行动。

现在,我们应当带着对道的尊重行动,我们应当告诉人们。
他再来的迹象正在显明,我们看到神的道中随处都突出了这点。我们听见圣灵来告诉我们某些必定要发生的事。
95

不到二十年前,就在这同一个讲台上,它讲到了肯尼迪总统当选。它准确地讲到了什么要发生,女人等等要让这个人当选,他将会是什么。我们全部都知道,准确地告诉我们什么要发生。现今就应验了。现在那个会议开始了,教会联盟和这一切都走到一起了。为什么那没有使我们付诸行动呢?是的。哼!逐字逐句照着他所说的,藉着我们应验了。它应该使我们付诸行动。

就像先知,我们看见了离道反教的事出现了,否认主,高举宗派,偏离了他们的本位。
96

就像以赛亚站在那里,他一开始是个宗派的人。他倚靠王,因为他是个好人。但他看见了自高带给他的是什么。自高把他永远除去了。我们看见了宗派的自高对教会做了什么。自高把所谓的宗派教会从场上永远除去了。告诉我当一个宗派教会堕落以后,它什么时候兴起过。它在哪里?回头查考整个历史,看看从前堕落的任何教会。它一组织起来,就堕落了,从来没有再回来过。乌西雅再也没有回到圣殿。他余下的日子长了大麻风,被埋葬了,是长大麻风的。是的,先生。

97

呐,先知看见那样做的后果。他看见那个自高的后果。“嗯,我们是……”或者“几乎每个……没有人能进我们的宗派,除非他在心理医师面前接受测试,看他的智商够不够。他得有神学博士、哲学博士,然后他才能来跟我们谈。如果他没有,我们的堂委会是不会要他的。”哦,“这个地区最优秀的人群来了……看看停在我们地方的汽车,它们是卡迪拉克、里肯贝克等等。

我们看见那东西死了。我们看见它死了,整个东西变得满了痛处,哦,新打的伤痕,如圣经说的。它全是痛处。它发臭了。是的。(我是从属灵上说的。瞧?)
98

我们看见他们对神的道冷淡,高举信条。我们看到它做了什么?得了大麻风,不信。哼!哦,是的。

就像乌西雅想要取代他人受膏的职分,他被降灾以后,他发现自己失败了。我们看到这些教会想要取代受膏的职分来传讲神的道,但对此却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把这道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是这样。“我们相信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怎么回事?他们混乱了。你怎么能既担当神受膏的职分,却否认他受膏的道,这道就是神自己在道的形式里?你怎么能否认道是正确的,还仍然说你是被圣灵膏抹呢?
唯一能彰显神话语的就是圣灵本身。“圣灵来了,他要拿起我的这些事,显给你们看。”是的。你怎么能既担当受膏的职分,却属于一个信条或宗派呢?他们是死的。要做的事就是俯伏,大声喊道:“主神啊,我是嘴唇不洁的人。”是的,先生。
99

那些宗派想要取代圣教会的位置。“我们相信父神,全能者,创造天地的主,相信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我们相信圣罗马天主教会,”所有这些不同的东西。“我们相信圣徒相通。”

我相信基督的交通。是的,先生。我相信圣徒是在荣耀里,肯定的。我相信在神和人中间有一位中保。是的,先生。灌输那种东西,然而这本圣经反对那个。他们说:“瞧,那是圣经。”那是神。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现在,这道在我们的肉身里,把自己彰显出来,被圣灵恩膏。是开始行动的时候了。是的。
100

异象降在先知身上的作用,导致了他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受膏的先知)。他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人,我错了。我做错了。我自己不洁净。”他是个罪人。他承认自己的罪。是的,先生。导致神的先知承认自己是个罪人,那就是异象所成就的。在某些教会中高高在上的神学博士、哲学博士会嘲笑他。

你们听到红衣主教今天在广播里怎么说吗?他说:“有一些人,教导主的再来很快就要到了。”他说:“当然,我们必须除掉那帮人。我们要统一世界的宗教。”绝对是的。你们这些人,现在不要睡着了。事情比你所想的还近了。这个家伙只不过是那个不认识约瑟的人,你知道。
101

注意,它会相当狡猾地进来。他们已经在这里去到了最后的地步,他们通过接受普世教会联盟,在那里给它做了一个像,使它说话像兽一样,给它权柄逼迫所有属神的人,要改变神的节期和律法[但7:25]。绝对是圣经说的。等会儿我们会讲到这个,今晚时间太迟了,但我们要……你们都知道的。是的,先生。

它导致他……导致他承认自己是个罪人,他说……呐,如果这同样的事发生在今天,他们会说:“瞧,我是某某某博士。”
我听见一位主教说:“当我上到天堂,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要去到耶稣那里,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某某某主教。’”
耶稣说:“是的,我听过我母亲提到你。”
他说:“一个相信圣经的人,就像趟过泥浆水。你不知道你要去哪里。”
102

你们不要那么想。耶稣是我的领路人。(明天晚上我要传讲这个。)是的,先生。他要领我经过所有要经过的泥浆水,所有危险的浅滩,所有的高地和洼谷。不管是在哪里,他必领我越过死亡之河,阿们!哦,是的,先生。他必引领。“死亡临到时,我不怕遭害。是的,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诗23:4]

大卫说:“我若在阴间下榻,他在那里。哦,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走,他在那里。他常在我面前,我便不致摇动。”阿们!哦,展开那双翅膀,现在就开始行动。是的,先生。
这位先知很快就开始行动;他跪下来。他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人。”他一承认,就得了洁净。你必须要先承认。
103

哼!我要你们注意,当这位先知……想一想,一个跟联邦政府站在一起的人,一位被印证的先知,他一看见那第一个异象……他以前从未见过异象,他有别的东西。他感到神的带领,照着神的道行。但这次是一个公开的异象,他呼喊:“我是嘴唇不洁的人,所有的人都是不洁净的。祸哉!因为我看见神的荣耀彰显出来。”而我们却只是在傻看着;我们本应当飞走才是。瞧,看到吗?

104

“我是嘴唇不洁的人。”他去到祭坛,他说:“主啊,我是嘴唇不洁的人。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因为我看见了你在这里彰显。我看见天使震动东西。我看见他说话,有东西在那边摇动。”阿们!(我希望你们没有睡觉。)哦,说话,事情就发生了。荣耀!发生了什么?

我们看到他承认自己的罪,他一这样做,这个说话的大声音就飞下来,拿他的……拿火剪,取了一块炭,放在手上,过来放在以赛亚的嘴唇上,洁净了他。
105

注意,他从未派以赛亚去获得一个哲学博士学位。他从未给以赛亚一本规章手册学习,神指给先知看他洁净的能力是从坛上取下来的火,阿们!今天神洁净的能力不是背诵信条或加入教会,而是圣灵与火的大能降下来,洁净一个人一切的不信。阿们!

神洁净先知的方式是藉着火,不是藉着信条。先知光是知道信条有什么用呢?他要为神所用。道要藉着他彰显出来,所以神不能给他信条。那样他就会抓住信条。所以神从坛上取火来洁净先知。
106

先承认,然后用火洁净。荣耀归给神!哦,注意。先承认,第二是洁净,第三是差派。阿们!就是这样。先承认,“我错了。”第二是洁净: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瞧?承认,洁净,差派:“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可16:16-17]阿们!

承认之后是洁净;洁净之后是差派。传福音,医治病人。不管人们说什么,他……
最后,那个宝贵的先知在逼迫下死去,被锯锯成碎片。
107

记住,那是当先知承认他错了的时候。他完全错了;他一直倚靠他的信条,瞧?倚靠人,一个人造的东西。他看见的是一个伟大的王;他是个虔诚的人。但他看见所有的人都会失败,瞧?但当他改变了那个,抬头仰望,就看见了神是谁的异象,于是他说:“我要承认我错了。那些旧信条再也没有用了,因为它们废弃了,失败了,瞧?它们得了大麻风,但我看见神的荣耀彰显出来。”信条不能彰显那个。信条无法那样说。信条无法那样作。那需要基督才能那样做。他一看见那个,就说:“主啊,我完全错了。”于是有了洁净;接着是差派。哦。

就在那个时候,被洁净的以赛亚……当神呼召,“谁肯为我去呢?”是以赛亚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被洁净的先知!
108

哦,你们还不明白“影响力”吗?不要受马瑟拉的影响。(我希望这里没人叫这个名字。)不要受某个跟你一起上高中或公立小学的女孩的影响,或是剪头发、穿短裙的隔壁邻居的影响;不要受那个影响。不要受某个信条化的牧师的影响,他会否认神的道,给你一个信条;不要受那个影响。而是要站在那里,直到你看见神的荣耀降临,看见某件事运行产生出它的果效,看见它照着神所说的方式发生。然后大声喊:“祸哉!主啊,我错了。主啊,现在就洁净我。洁净我。永生神的灵,请重新降在我身上。”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 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他准备好了。他看见了一件事。是的,先生。) 罪恶羞耻,万人沉沦灭亡; 听那悲哀痛苦的喊叫; 赶快,弟兄,赶快去救他们; 快快回答,“主,我在这里。”
109

有些事必须要成就。它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愿神的异象大大地影响人们,使他们看见跟以赛亚在圣殿的神,也是今天在他圣所的同一位神。他在圣灵的圣所里。他是圣灵。他曾经是肉身;现在他是运行在他的子民中间的圣灵,显明他自己活着,不是死的信条,而是永活的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哦,以赛亚,快快回答,“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让我们祷告。我们低着头……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 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一起唱。)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110

呐,可能是你的邻居;可能是跟你一起工作的妇人,跟你一起工作的男人,但他们……

罪恶羞耻,万人沉沦灭亡;(在信条和宗派中) 哦,听那悲哀痛苦的喊叫; 赶快,弟兄,赶快去救他们; 快快回答,“主,我在这里。”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我看见一个从主来的异象;我看见它发生。) 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现在他已经说了。)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111

现在,你们低着头,今晚我想知道,正如我告诉你们的,我下来,想要查考一些我认为会帮助你们的东西。你们看到那位先知,他是个大人物。他生来就为这个目的:做一位先知。他发现他选择了错误的道路,他倚靠乌西雅的膀臂,一位王。他发现自己不能倚靠血肉的膀臂。那些是会朽坏,是错的;而要看高处,看到神坐在他的宝座上。抬头看耶稣,他说:“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让他在圣灵里把你提起来。注意看他是不是一样的,昨日……

112

当那位可爱的以赛亚看见神的异象降下来,进了圣殿,他准备承认自己的错误。他准备承认他没有做过任何正确的事。后来他飞到了全国,后来他做了每样正确的事。他做了所能做的一切,直到最后他用自己的血给他的见证盖上了印。

我认为那应该是我们所有人的感觉。多少人感到你想说……听神说……你想……你想对神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请举手。“我在这里,让我向送奶工人做见证。让我尽我所能向所有人做见证,做一件事。让我做一件事。主啊,我不求做一个传道人。我不求做这个,但主啊,如果我是个农民,使我成为一个能向隔壁农民作见证的农民。让我做一个农民,使我在卖粮食的时候,能向收粮食的人作见证。让我做一个农民。”如果我是……如果我是女人,就让我向卖保险的人作见证。让我向送奶工人和报童作见证。让我做一件事,主啊。让我去到邻里,获得我隔壁那个邪恶、不正当的姐妹的好感,让我带着甜蜜向她作一个见证。让我用我谦卑的翅膀遮脸,让我同样遮住脚。让我在你面前敬畏,主啊,请差遣我赶快带着另外两个翅膀去某个人那里,“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请差遣我。”
113

带着这个尊重,让我们都起立,自己向神做一个奉献仪式。全能者在这里。你们相信吗?我们就在他神圣的同在中。现在不要忘了那个。他的同在就在这里,就像过去一样。坦白地说,从我站在这里,我已经看见四、五个异象发生了。是的。是的。一直在两、三个属于这教会的人的头上,什么也没有说;但他依然在这里。好的。

现在我们要做的,你们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让我们把自己献给神。
我们仰望他可称颂的再来显现的迹象, 看哪,无花果树正在发嫩长叶; 天国的福音已经传到万国; 我们正临近,末日已经可见。(是的。对吗?) 我们要高兴地报告他荣耀显现的信息, 不久他就要在荣耀中再来,去告诉每个人; 主的圣徒啊,你们醒来吧, 为何在末日临近时睡觉呢? 让我们为那最后的呼召准备好。(阿们!)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苏醒。(她现在是一个国家了。) 先知所预告的迹象; 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恐惧痛苦;(你们看到它在那边出现,不但是列国,还有众教会) 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消化, 要被神的灵充满, 将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假先知在说谎, 他们否认神的真理, 耶稣基督是我们的神,(你们知道他们是。) 但我们要走使徒走过的路。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消化, 要被神的灵充满, 将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114

驱散宗派的烟雾。擦掉世俗的污秽。耶稣基督的血足以来洁净你。抬头看。让你的灯点亮。带着那些翅膀,马上飞到某个人那里。

让我们现在举手,说:“神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115

天父,在这个严厉、强烈的信息之后,主啊,今晚我将自己连同这个教会奉献给你。“我在这里,主啊,请差遣我。”这是我的教会,主啊。愿他们用敬畏遮脸。愿他们以谦卑遮脚。愿他们有勇气带着信息赶快飞到别人那里。求你应允,主啊。愿他们带着甜蜜作见证,成为地上的盐,里面有咸味。主神,这是我们的祭物,这是我们的献祭,这是我们的感恩。这是我们所渴望的,主啊。今晚差遣我们去到失丧的人那里。愿我们明天把他们拉进什么地方的教会。愿我们将主的道指教他们。愿他们得救,主啊,因为比我们所想的还更近。求你应允,主啊。

116

愿我们的内心都是如此。当我们这么说时,主啊,请从各各他的坛上取下圣灵的火炭,今晚沾每一颗心和每个嘴唇,主啊,使我们不说谎言,只说真理。主啊,今晚照我们的本相接受我们。我们不都是传道人。我们不都是先知。我们不都是说方言的。我们不都是行神迹的;但我们都有一件事要做。主啊,告诉我们是在哪里。作见证,唱歌或祷告。就像粮食撒在水面,某个荣耀的日子它必得着。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在这里。差遣我们去到我们的邻居那里,到我们能去的地方,到我们的同伴那里,跟他们讲主的再来。父啊,求你应允。

117

现在请祝福我们。愿我们今晚在身体上有良好的休息。愿我们明早起来,去教会;愿你明天说话大有能力,以至你不留下一块石头没有解决,使每个人都知道如何进入这里面。主啊,教导我们。我们正在等候。明早教导我们如何达到这个完全的身量,让我们能成为神的儿女。主啊,我们等候你,准备火炭放在我们的嘴唇上。父啊,我们正在等候,奉耶稣的名。

118

现在,让我们低着头。我要请牧师上前来解散聚会。神祝福你们。希望明早见到你们。愿神与你们同在,医治我们中间所有病痛的人。使你们每个人……我此时感到圣灵充满了。我感受到圣灵了。我感受到他的同在。我知道他在这里。我肯定他在这里。我看见他;我知道他在这里。我看见他运行,那伟大的火柱。荣耀!看到他本体的彰显,他同在的神性,伟大威严的本体。神啊,请运行在这群人头上;我祈求,不让任何一个人失丧。荣耀归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