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007 开门的钥匙

1

很荣幸来到我们教会。这对我也有点意外。我知道今晚是守圣餐的晚上,如果我在附近某个地方,我总是喜欢进来守圣餐。因为它是……我认为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期盼来领受圣餐,因为耶稣说:“你们若不吃它,就与我无分了。”所以,来到这教会一直是个极大的荣幸。今晚,内维尔弟兄说他有一点沙哑,想要我对我们的会众讲。我告诉他,我很乐意这么做。我也想要通知……

2

明晚是男人的聚会,明晚,教会里的理事们和商人们在这里,在星期一晚上的例行聚会上,他们的……要跟承建商做一个决定。我猜想你们大家都明白我们的……我们的……我们的文件通过了,我们可以盖教堂了。所以,它通过了,或许这个星期开始。据我所知,这个星期教堂动工。在杰弗逊维尔这里他们拒绝我们做这件事。但我们去了州政府印第安纳波利斯,他们准许我们了,所以我们要盖了。或许这个星期动工。明晚聚会之后就会知道。明晚聚会之后,如果他们这个星期不动工,如果有事情发生,承建商这个星期不能动工,那他就会在下个星期动工。

3

这个即将到来的周末,星期六晚上,下个星期的星期天早上和晚上,接下来的这个星期六和星期天,若主愿意,我想再有一个三合一的聚会,就像我们几个星期前所做的。然后我们……那将是星期六晚上,接着是星期天早上,再之后是星期天晚上。下一个,那将是本月十三号和十四号。

在那之后,一些弟兄和我就要离开,去科罗拉多州打猎旅行,然后再回来。如果这帐棚,旅行结束时,如果这是主的旨意,在我再次离开聚会之前,我想或许花整个星期来传讲《启示录》的七个印,之前……就像我们讲七个教会时代一样,现在,紧接着的就是七个印了。也许再过大约两、三个星期就可以了,因为他们用的这个人说,他们可以……我们十天或十五天就可以建好这个教堂了,大概是那样。那时,我们就有座位容纳两倍的人,或三倍,或许更多。这是为什么我想一直等到那个时候。
4

因为上个星期六和星期天,太拥挤了,你们知道。下午二点,教堂还没有打开之前,人们就站在这里,挤满了教堂。次日早上五点,一个护士住在我隔壁,从那里走过来,说:“早上五点,教堂周围到处就挤满了人。”所以,人们,当他们进来时,就没有位置了,他们很沮丧,就走了。那些站的人挤着,他们挤在过道上,都抽筋儿了等等。我看到妇女站在那里,流着汗,你知道,像那样,汗从她们身上流出来。某个男的让出他的座位,把椅子让给某个女的;然后他站着,直到腿都疼了,别的人再让给他位置。你们知道,像那样,真是可怜,妈妈带着生病的小孩等等,真糟糕。

5

所以,现在我们想要通过盖一个更大的教堂,来改变这个。我们将会有一个好地方,有时候孩子会造成一些干扰,比如孩子哭;瞧,为此我们要有一个房间,让妈妈可以进去,仍然可以看到聚会,把广播接到房间里,有主日学房间,一切都应该各就各位。若主愿意,那就会在即将来到的这个星期开工。

6

你们大家都对这件事百分之百投票支持,所以我们就要完全照着去做。瞧?教会有最高的权柄。教会说什么,那才是……理事或其他任何人……每个理事都只有一票。牧师也只有一票。那是教会,那是……那是教会的民主,教会的主权。整个教会拥有发言权。就是这样。我们喜欢这样,因为我们没有主教、等级制度或监督等人告诉我们这个、那个或别的。那是圣灵在教会里,做说话的工作;我喜欢那个规则,它非常好。

7

我问:“你们大家都想等到我们有了足够的钱,把教堂拆掉,盖一个大教堂吗?”这个拿到了理事会上,但理事们无法决定。作为总监督,于是他们请我来问教会。所以,我说:“现在,我们有了足够的钱来扩建教堂的规模,把我们所拥有的装修得完全不一样等等。”我说:“现在,我们可以马上做那件事,或是攒钱等到我们有足够的钱在别的地方盖全新的教堂。”

我们在教会里就这件事投票,全体一致投票通过现在就盖教堂,现在就盖一座更大的教堂。我们就持守那个决定。
8

杰弗逊维尔的部门拒绝了我们,说我们不能做这件事。我们就越过他们,去了印第安纳波利斯,让州府接管这事。后来他们回话,“可以建,”我们有权利盖了。所以,现在城市跟它没关系了;是州府让我们盖的。所以我们得到了许可,现在承建商手里有许可了,我猜想他们随时准备动工。

明天晚上,如果承建商说他想下星期动工,那么,我就取消这些聚会,直到我们开始讲七个印。如果承建商下星期不能动工,那么,接下去的星期天、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就在离开前举行聚会。
我本想这个星期天举行这个聚会,后来发现今晚是守圣餐的晚上,所以我就取消了这个星期天的聚会。因为有那么多人,你无法好好地守圣餐,以后当我们有更大教堂时,我们就可以了。
9

呐,我们有了一个未来的总统。哦,你们知道我的意思是什么,他不久前刚刚出生在希克森弟兄的家里。如果我们弹钢琴的姐妹,如果她愿上来,给我们用钢琴起一个调,“带他们进来,”或一首那类的歌,如果你愿意的话。希克森弟兄家里盼望很久的这位小绅士,已经来到了,是个非常好的小家伙,他肯定是希克森夫妇的宝石。他们都是我们的宝石;我们爱他们,他们是我们真正的弟兄姐妹。我们感谢神让这个小家伙生在他们家里,他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一场彻底的“革命”。如果他们,作爸爸妈妈的现在要把这个小家伙带来奉献……呐,经文说他们带小孩子、儿童来见耶稣,让他可以给他们按手,祝福他们。

10

呐,世界上有人相信他们所说的婴儿洗礼。就是,他们带来这些小家伙,根本没有让他们完全受浸,因为他们只是撒点水在他们身上。呐,我们在圣经任何地方都找不到那个,就是他们曾经给任何人、大人点水洗过,更别说孩子了。

所以,洗礼是一个承认,表明恩典的内在工作已经完成了。小婴孩不知道罪。所以,当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他受死要除去世人的罪。当婴孩成了一个人,出生在世界上,他们没有他们自己的罪;所以,他们不要做悔改。但耶稣基督的血除去了那个罪,当然婴孩是生在罪里,在罪孽里成形的,来到世上说谎话,他们本性是罪人,但耶稣基督的血为他赎罪了。但当婴孩到了负责任的年龄,知道什么是对和错了,那么,他就得为他所做的悔改。呐,这个婴孩的罪就像他生在罪里的罪一样;那是人的罪,这时的罪是亚当和夏娃所犯的;这个罪藉着耶稣基督的血被神消除了。呐,婴孩没有罪要悔改,直到他犯罪了,那时他就得悔改。瞧?当他悔改了,那时就是要受洗的时候,他是要用浸洗受洗的。
11

在那个时候前,我们跟随圣经的教训,就是,“他们带小孩子来见耶稣,让他可以给他们按手,祝福他们。”今晚,这对可爱的父母把这个小婴孩带到牧师和我这里来奉献。他们觉得把他放在基督的代表手中,他们就是把他放在基督手中。然后我们凭着信心带给神,感谢他们带他来这里,求神祝福他,我们称之为“婴孩奉献”。

12

呐,你们知道我对我自己的孩子是怎么做的。今晚我有一个小女儿在荣耀里了,她在这祭坛上被奉献给主了。今晚我有一个小儿子和女儿坐在后面,他们还没有受洗。一个十一岁,今天我跟她—撒拉一直谈洗礼的事。约瑟只有七岁,所以他受洗还太年幼了,至少到……如果他渴望受洗,说神把受洗放在他心里,那时我就会做。但作为小孩子,我只是把他们奉献给主,因为那是经文对这件事的教导。

13

内维尔弟兄,请你现在和我走到这个好孩子那里。我怕把……那是霍林吗?霍林?是的,霍林,朱尼?司提反·霍林。好,那很好。哇,我还以为他在睡觉呢。那是希克森夫妇的天性,任何事发生……那天我看见他,我说:“总统,”等等。当然,那称呼对他也太小了点,瞧?说到他……瞧,你好吗?瞧,我知道那对任何父母都必定是财富。你们不这么认为吗?非常可爱。现在,希克森弟兄和希克森姐妹,作为基督的仆人,作为你们的牧师,我凭信心把这个婴孩带到耶稣基督的膀臂中,你们希望把孩子放在他的膀臂中。

14

当牧师和我手里抱着婴孩站在这里时,让我们低头。

我们的天父,在圣经里,他们带小孩子来见你,让你可以给他们按手,祝福他们。主啊,他们真是蒙祝福了。现在,为要跟随你的榜样,你所做的事,主啊,我们想要仔细读圣经,跟随这榜样,正如你所做的一样。这对父母,希克森弟兄和姐妹,在我们教会里的可爱门徒,把你交给他们照看的、这个喜乐的小家伙带给我们。主啊,他是从你来的。你赐给他们这个孩子。现在他们渴望把他的小生命献给你,服侍你。我祈求你祝福这个孩子,愿你赐他长寿。若是可能,愿他活着看见主的再来。我祈求你祝福他,无论他在哪里。愿他在基督徒的家里被抚养大,正如他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里一样。愿他继续在这个家里。若是可能,愿爸爸妈妈活着看见这个孩子在讲台上,传讲福音。父啊,他们更愿看见他这样,胜于在白宫的宝座上或其它任何地方,因为他们是你的仆人,渴望孩子的生命成为对神的工作的一个奉献和祝福。
现在,父啊,我祈求你祝福这孩子。愿神的恩典降在他身上,愿他一生健康快乐。我们再次祈求,愿爸爸妈妈活着看见他长大。祝福我们奉你的名所祝福的孩子。
15

现在,小司提反·霍林·希克森,我把你献给耶稣基督,让我们所祈求的祝福降在你身上。我的小弟兄,愿你健康快乐,活着荣耀神。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们大家。

我们在那里永不变老,永不变老; 在那地上,我们永不变老。 永不变老,永不变老; 在那地上,我们永不变老。
那该有多好!年幼的将成为大人,老年人将变得年轻。那有多好啊!我们永不生病,永无痛苦,永远不死。
16

呐,这些聚会,内维尔弟兄已经通知了,我现在也想通知那场聚会,不要忘了他所宣布的聚会。还有,几年前常来教会的一位福特太太,两天前我刚带她到她女儿那里,她八十岁了,昨晚八点去见主了,我想是的。她的葬礼仪式,星期三牧师和我将在库茨礼拜堂举行,十点……十点半,这个星期三。福特太太,太太……我想我忘了她的……利未,利未·福特太太。我们的……你们在我的书里看到的是劳埃德·福特的妈妈,他想为我保留那套童子军衣服,我只得到剩下来的一条裤脚。呐,那是……那是这男孩的妈妈。所以那天我带她上来,跟她一同祷告,这个可怜的老人。她去见主耶稣了。

17

呐,若主愿意,我这儿有些东西想要通知的,这些聚会,如果安排在下一个星期(我好像把它们记在这儿了,我想我可能是记在这儿了),关于下个星期我所要讲的,把这个作为下个星期聚会的内容。如果我……我认为……我本以为我把它记在这本册子上了;我不知道我记了没有。是的,在这里。若主愿意,星期六晚上我想传讲“为什么一个人影响另一个人的生命”这个主题。星期天早上我想传讲“金字塔的压顶石”。星期天晚上我想传讲“我的领路人”,下个星期天晚上讲“我的领路人”这个主题。呐,当我外出时,愿主祝福那些事,帮助我,给我一些上下文可以把它们串起来。

18

呐,今晚我想快点,讲一些东西。顺便说一下,我这里有一封信,是刚刚邮寄来的,比利刚才拿到它,说一些弟兄在密歇根州,这封信是从传道人协会来的,他们写了很多事。使事情变得一团糟的就是那个。你瞧?他们在这里声称一些弟兄在那里说我打发他们去那里,他们在传讲男人应该离开自己的妻子,寻找自己属灵的伴侣,说我是绝对不会犯错误的,没有一样事……哦,一些你们所听见的最可怕的事。传道人协会抓住了这件事,他们写了一封关于这事的信,说我打发他们去那里,导致了许多混乱。一些人预言说一个男人应该离开这个妻子,去娶那个。

呐,这个教会知道我们不支持像那样的瞎说。我们相信圣经。我们相信当男人接受一个女人成为他妻子,只有死能使他们分开。那是唯一……我们不相信像那样的东西。我们也不相信自由性爱。我们不相信那东西。我们绝对相信圣经,也只相信这个。所以我要复印它,复印这封信,把答复写上,然后登在杂志上,那就—那就应该平息这件事了。不管怎样我希望对他们的答复能平息这事。
19

呐,今晚,在我们打开圣经之前,让我们对我们的主说说话。

我们的天父,我们正奉主耶稣的名就近你施恩的宝座,就是那位从荣耀中下来、向我们打开神财富的伟大者。我们为这位伟大的耶稣多么感谢你,他是神的彰显,亲自向我们显现,我们藉着他得到救赎,罪过得已赦免。现在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我们相信他。因为经上记着他的话,他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20

主啊,今晚请祝福你的道。待会儿我们在这里要守圣餐。基督徒,天国的公民要聚集在祭坛周围,他们在那里要领我们所说的圣餐,你留给我们的那部分圣餐,要表明我们相信你为我们的罪受死,第三天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我们行这些事,直到你再来,照着经文,我们也是这样被吩咐的。洁净我们的心,脱离邪恶的念头和我们所做、违背你伟大旨意的一切事。父啊,赦免我们,今晚赐给我们你的恩典。当我们读这道和传讲这道时,求你在道中给我们掰开生命的饼。我们奉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21

呐,在《启示录》中,从第1节开始,我想读20节,哦,20章第1节。

1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
呐,我想传讲,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从这节取出主题,或者从这个主题取出一段上下文,在以下二十或二十五分钟讲,我想称它“开门的那把钥匙”。呐,我不想让它成为“几把钥匙”,因为彼得被赐给了天国的几把钥匙。但我想称这个为“开门的那把钥匙”。讲完这个后,我想马上就圣餐讲几点,就在今晚我们领圣餐之前。
22

呐,一把钥匙。当我们读的时候,我在这里注意到,这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一把钥匙。我相信是在《启示录》13章或19章,我们又发现另一位天使拿着一把钥匙下来。钥匙是,钥匙的目的是要打开某个东西的锁,某个被锁上的东西,或者某个应该被锁上的东西。一把钥匙是为那个目的被赐下的。

现在,有许多种的钥匙,因为我们有许多用途的钥匙。有开仓库的钥匙;有开自己家的钥匙;有开汽车的钥匙。我们称它们钥匙,它们是钥匙。它们可以复制许多次。或者是家里,有时候可以制造我们所称之为万能钥匙的。换句话说,这种钥匙有一些沟槽,开锁时,只要用某个方式转动锁,几乎什么门都能打开,叫做万能钥匙。它跟许多钥匙的结构一样,所以能打开各种的锁,我们的家甚至我们的汽车它都可以模仿。还有……
23

除非是用手,否则钥匙打不开任何的门。必须有某个东西来使用钥匙。钥匙本身不会用自己。必须有某个东西来使用钥匙。

就像我讲话所用的这个麦克风。这麦克风是个哑巴。如果没有东西向它说话,它自己不能说话。必须有东西向它说话。所以那不是麦克风;乃是背后的声音或噪音,麦克风传送声波到你耳朵里。
呐,在传福音上也是这样的。不是我们自己作传道人的;我们不是福音。但我们只是传送器,通过人这样一个代理向听者传送神的声音。
24

一个异象也是一样。现在我还没有什么异象要跟教会说的。但如果圣灵先向我显一个异象,然后我把那个异象传送给它所指示的那个人。所以,那不是我的,不是我,异象不是我,不是我;乃是神赐下异象,我充当了一个传送器,把异象的信息带给人们。

呐,钥匙也是一样的。对不起。钥匙只有被一个人握在手里时才能打开门。瞧,必须是手。呐,今晚我就钥匙所要讲的,只有一只手能握住这把钥匙,就是信心的手。它是唯一能握住这钥匙的东西。手也可以握住别的钥匙,但需要一只信心的手来握住那把钥匙。
25

呐,我们以打开知识的钥匙为例。呐,一个人必须……如果他想要积累知识,瞧?有通往那个的钥匙。有一个方法是这个人必须打开的。他必须拿起书来学习,他不能……没有人可以替他学。他们可以教他,但他必须得学习。这事能成就的唯一方式,他必须抓住那把钥匙,那里有东西向他打开或启示他正在寻求的知识。

有人想要弹钢琴或乐曲。他们不知道他们该怎么做,他们可以去那里,教师可以一节又一节教课,但他们却永远学不会。他们就是握不住开启那个奥秘的那把钥匙,调子等等的节奏和声音是怎么响的。它需要钥匙。
26

数学,有一把通往数学的钥匙,你必须掌握它的窍门。我看见人可以拿四排数字,伸出手指,每个手指按在一排数字上,像那样往下移,可能有五、六位数,把答案写在下面。一次计算四排数字,从一到九任何地方。瞧,我计算一排数字都费劲,除非我有足够的手指和脚趾来数,把一排数字算出来。我从未找到那把钥匙。但是你瞧,一些人就是有那把钥匙,知道如何做这件事。

有一把通往知识的钥匙,一个人追求知识。有一把通往科学的钥匙,科学研究。呐,有……那是一把伟大的钥匙。人们都寻找那把钥匙。
27

就像以前他们发现了原子,知道有原子,原子组成分子等等。呐,他们得研究,有人相信,如果那个原子把所有东西结合在一起,如果那原子被旋转,那就会把它所结合的东西分开。因为万物都是靠原子支撑的,我们知道那个。呐,那个柱子靠原子支撑。你是靠原子结合在一起的。青草、树木,一切都是靠原子结合在一起的。瞧,如果那个原子全都转向一个方向,如果它可以分裂,再转回来,那么它就会毁灭。呐,伟大的科学家相信那事可以发生,他们工作,又工作,他们研究了一小时又小时,一星期又一星期,一年又一年,直到最后他们征服了它。

28

我相信是托马斯·爱迪生发明了电灯,他们说这人有知识,他能把电变成光。他是灯泡的发明者。晚上他甚至不上床。他手里拿一块三明治,吃着饭,坐在那里,计算,工作。在他头脑背后的某个地方,有个东西跟他讲他可以做到。那是什么?那是一把能打开道路的钥匙。

29

不久前,有一个人,他相信他有写连环漫画的天赋。他相信他手里握着钥匙。他想要……他去……他住在堪萨斯州。他去见堪萨斯城某个大报社的编辑,带着他的一些作品进去。编辑说:“先生,你根本没有这种天才。你……没有必要尝试了,你干不了的。”但那并未让他满意。他知道他有。他再三回去,尝试,但编辑拒绝了他。最后,他去别的地方,他们拒绝了他,说:“先生,你根本不行。你干不了。”但他相信他能做。呐,那是道路;他手里有些东西。最后,他找到了写小稿子的工作,我相信是给一个教会做主笔什么的,为教会写某种小连环漫画。他自己租了一个老鼠滋生的车库,老鼠在那个地方到处跑,在他的床单上也到处都是,他注意到了某只小老鼠的特性。米老鼠的故事就是在那里诞生的。现在,他是个千万富翁,就是沃特·迪斯尼。为什么?他手里有某个东西,他知道他握着;他知道他能做。每个伟大的成就都是这样形成的。男人、女人手里有某个东西,使得他们知道他们能做。

30

小儿麻痹症袭击了这个国家。现在,我们大家都被命令要去接种这个疫苗来消灭它。当小儿麻痹症袭击……昨天我在路上开车时,正在听一个医生讲;某个路易斯维尔的医生。他说:“几年前,当这个大瘟疫袭击路易斯维尔,”说:“如果人站在我所站的地方,看见五十七个人戴着人工呼吸装置,男的、女的、男孩、女孩,因为一种叫小儿麻痹的疾病而瘫痪,却对它无计可施。”他说:“我决不想再看见那样的事。”

但科学认为:“如果有像小儿麻痹这样邪恶的东西,那肯定应该有什么东西能抵抗它的。”他们争战;那些消防员,他们穿着靴子站在街上;他们伸出帽子,他们乞求,他们乞讨,他们做了一切,想要找到打开解脱之门的钥匙。最后,一个名叫索尔克的基督徒绅士发现了疫苗。为什么?有一个危险的邪恶,有一个危险的杀手;那肯定在某个地方有钥匙能为人再打开解脱的锁,沙克疫苗就是伟大的疗法。哦,钥匙能做的事是何等大!疫苗生产出来了,现在正用这个疫苗消灭小儿麻痹,因为那是永不疲劳、永不放弃的事;那把钥匙放在某个地方。有东西可以预防那种病,他们定意要找到它。
31

如果有这样的邪恶,像小儿麻痹、白喉、天花、黄热病、破伤风、牙关紧闭症等等,那科学就会和这些邪恶昼夜争战,直到他们能找到一种预防它的疫苗,因为它是邪恶的,它是杀手。更何况有一把救恩的钥匙给那在罪恶牢房里的人呢?有一把开那扇门的钥匙来释放人脱离罪恶。

通常一把钥匙,当它开锁时,当你找到一把钥匙,必定是某个财宝,某个有价值的东西,不然你根本就不会把它锁起来。如果它不值得锁起来,那就随便它去了。但当它值得锁起来时……所以,一把钥匙通常是某个东西的符号,或进到某个有价值的东西的路。钥匙,就是为了那个目的,呐,它是用来打开某个有价值的东西的。
32

呐,我们在《约翰福音》10章读到,耶稣说:“我是羊圈的门。我就是门(不是一扇门,是这门,唯一的门)。我就是道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往父那里去。我是羊圈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仇敌,都是贼,是强盗。”他是羊圈的门。他是救恩的门。

“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你可以靠着得救,只有通过耶稣基督的名。”不是教会,不是宗派,不是信条,不是任何东西的教义,只有通过耶稣的名。那是钥匙。难怪彼得在五旬节那天可以用其中的一把。他们想知道如何进入那扇门。他用了钥匙。只有一把钥匙,因为只有一扇门。“我就是门。”彼得有开门的钥匙。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神的财宝。”[徒2:38]那是开门的钥匙,耶稣就是门。
33

只有一扇通往医治的门,耶稣就是那扇门。只有一扇通往平安的门。是的。“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约14:27]他是唯一通往真正平安的门。你可能认为你有了平安。你可能积攒了足够的钱去购买住宅;你可能积攒了足够的钱给你的孩子买衣服,买食物吃,你可能积攒了足够的名望在人们当中受欢迎。但当你晚上脱掉鞋子,准备躺下来,只有一样东西能给你平安,那就是,如果你知道那个晚上你就要死了,只有一个平安,那就是,耶稣是平安。他是我们的平安。

他是我们的医治。“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他是通往天堂的门。除了藉着耶稣基督,没有别的门或别的道路。他是通往天堂的门。
呐,耶稣是通往这一切东西的门,信心是打开门锁的钥匙。呐,如果耶稣是通往神所有应许的门,对他已完成之工作的信心就打开了神国里一切财宝的每扇门。明白了吗?钥匙是……信心是打开神所做的每个应许的钥匙。信心的钥匙做了那件事,对他已完成之工作的信心。我们正在谈的就是这些钥匙。
34

呐,在《希伯来书》11章,我在这里写下了一大串的信心的英雄。信心是开这门的钥匙,堵了狮子的口。信心是钥匙,打开了监牢的锁。是信心,信心的钥匙,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得死人复活。是信心,对永生神信心的钥匙。那只手,那能拿起信心钥匙的男人、女人,能打开神所做的每一个应许。但如果你没有得到那把钥匙,你只是在摸索,你永远打不开它。你只是在瞎撞,因为这钥匙……

任何正确制造的钥匙都能打开锁里头的控制杠,它需要某个形状、某个样式的钥匙来转动那些控制杠。只要有一点控制杠不对路,就会把整件事搞乱。
35

所以,我相信全备的福音,神的一切话,这个释放了神的能力,并将他的祝福转向人们。是这扇门的钥匙打开了它。那一切伟大的英雄,圣经的那些先知和伟人拥有那把钥匙。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堵了狮子的口,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得死人复活,行各样的奇事,因为他们拥有那把钥匙,他们知道它管用,因为它是由经文所生的钥匙。

呐,如果我是用一把信条的钥匙摸索,我就不知道它会做什么。如果他们说:“我的教会说它是这个,”我不知道那个。
36

但当圣经教导它,我就把信心的钥匙握在手里或心里,说:“那是神的道。”那会灭了烈火的猛势,会为病人打开医治,会为失丧者打开救恩。我必须走向门,凡事都是奉他的名。“你们无论做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耶稣基督的名。”[西3:17]知道你拿到的钥匙就是信心,因为它是由经文制造的钥匙。呐,如果它是信条的钥匙,宗派的钥匙,我就不知道它会做什么。但如果它是经文的钥匙,它就会开锁,因为神是这么说的。呐,哦,难怪他们能灭了烈火的猛势,等等,他们有钥匙。

37

神对那些先知们一点头,就没有东西能阻止他们了。他不需要做,好像他有时候对我做的一样,再次敲打,或许是你(我希望不是),而是一直告诉我,“去做这事,”然后你就蹒跚而行,“再去做这事,”“回去再做这事;你没有把它做对。”只要点一下头,他们就能感受到圣灵告诉他们,“这是要做的事,”就没有东西能阻止他们了。弟兄,他们堵了狮子的口;他们脱了刀剑的锋刃;他们灭了烈火;只要神点一下头,凡事他们都做,因为他们手里握着钥匙,那个伟大的信心。他们就为神做事,因为没有东西能阻止他们。哦,多么荣耀!

38

就像一次有个年轻人去见一个老弟兄,他是属神的老人,神的一个老先知。他听到那人一直在做见证,一直讲说神的良善,神是怎样的,基督是什么,一直在讲。最后,这个年轻人将要被按立去事奉了,所以他去见这个老圣徒,他对他说:“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问吧,年轻人。”
他说:“基督对你的意义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多吗?”
他说:“他对我的意义远超过了我的气息所能说的。”就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他找到了钥匙。
那个年轻人于是说:“如果你声称这些事,你对我说它们像你一样是真的,那么我也要同样真实地认识这同一位耶稣。”那是怎么回事?他知道老人握住了钥匙,他可以开锁,也可以锁上。
39

你知道,一把钥匙能锁上,也能开锁。瞧?你能解开,也能捆绑。是的。同样的钥匙能锁上,也能开锁。开锁的钥匙也能锁上。绝对是的,(瞧?)因为它能作两面的工作。当教会失去了它对那件事的异象时,这是何等可怜啊!当教会把自己出卖给信条时,这是何等的悲哀!就像人们今天所做的,现在他们又被叫去联合。

现在,我们看到罗马的高层要和他们会面了;他们要改变一些的做法。我还以为他们是不改变的呢。但终归他们还是要这么作的,要给每个神甫,不管他在哪里,都拥有像教皇一样的权柄等等。教会出卖给了教条而不是道,何等的可怜!瞧?他们就在那里把钥匙丢了。那就是过去常发生的大神迹、奇事今天不能在人们中间发生的原因;他们丢失了钥匙。是的,他们知道这门,他们知道这门在那里,但接下来是开门的钥匙。财宝就在这门后面。它们被锁住了,让不信的人看不见。但信徒,他有信心,能拿起信心的钥匙,能开这些门上的锁。是的,先生。
40

有一次,几年前这里有一位宣教士弟兄,他觉得他有一个呼召要去非洲。他是个年轻人,有妻子和两个孩子,是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孩,每个大约七、八岁。这个年轻人无法摆脱这呼召。他是一个传道人,他在那个国家有一个好教会。但他就是无法摆脱那个呼召;他必须去非洲。他昼夜祷告。他不想去。神一直在对他说话,“你必须去。”最后他到了一个决定的时刻了,他必须去。

41

所以,他去见他教会的宣教委员会,他说:“神呼召我去宣教场上,去到遥远的津巴布韦的丛林里。”在丛林里,有多的成灾的疟疾、热病和炽热的阳光,糙皮病、麻风病以及各种的疾病都在丛林里,在那里他打算度他余下的一生。他变卖他的住宅和他拥有的一切。所以宣教委员会想试验他,他们说:“你现在肯定吗?”

他说:“我肯定。”
他们对他说:“先生,你有这样想过吗?你有两个漂亮的小女孩,你有一个可爱年轻的妻子,如果你……为什么你不过去先看看那里怎么样,然后再回来呢?”
他说:“不,主告诉我了。哦,它太真实了。”他说:“主呼召了我。我也不想离开我的家。我也不想离开我的教会和我的会众,但主呼召我去那边的丛林里。”
42

他说:“先生,你知道你的小女孩可能染上黄热病或黑水热,一夜之间就死去吗?”他提到不同的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小家伙,带他们到那里,得了疾病,他们没有疫苗对付。说:“想想麻风病,想想你漂亮的妻子和两个小女孩得了麻风病,还有你必须要忍受那个炽热的阳光等等。”说:“你不怕把你孩子和妻子带到那样的地方,陷入危险吗?”

这个年轻的宣教士站在那里,泪水开始沿着他的脸颊往下流,他转过身,说:“我的弟兄们,神呼召我的异象,”他说:“如果神呼召我去非洲,我的孩子和家庭在非洲就比世界上任何地方更加安全。”阿们!
那是怎么回事?他对呼召拥有钥匙;他对他所谈论的有信心。哦,我想,何等勇敢的宣告!我最初听到那个时,我的心都颤抖。瞧,“如果神呼召我去非洲,我的孩子会得麻风病、糙皮病等等的疾病,但他们在那里比在地上其它任何地方都更安全。”他拥有钥匙。需要的就是那个。
43

当你得到了钥匙,就没有惧怕,没有疑惑,没有疑问了。你不需要就这件事问其他任何人;你清楚知道。你手里拿到它了;你知道要做什么。阿们!你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你知道门要打开。你已经检查了控制杠,你知道它确实是对的东西;当你把钥匙插进去时,门就会敞开。

哦,巴不得教会能拥有钥匙。巴不得教会拥有那把信心的钥匙,我们就可以打开任何门,任何疾病,任何灾殃,现在的任何情形。只要我们拥有这钥匙,它就能向我们打开。这个人对他的呼召拥有钥匙。
44

请你们原谅我讲一个私人的见证。我记得大约十五、十七年前,当时主在河上对我说话,他在那个火柱中降下,你们看到他的照片,他对我说,他说:“你要带着这个信息到全世界去。”

我记得在格林斯米尔,当时他对我说话。我去告诉牧师,他告诉我,说:“比利,你那天晚上吃了什么?你做了一个噩梦。”他说:“回到你的工作中去。你正在公共服务公司工作,有一份好工作,回去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孩子。”说:“你做了一个噩梦。你吃了什么东西。”那一点也没有搅扰到我。
当我开始举行医治聚会时,你们这里许多人记得那天早上我讲的信息,我传讲了“正如大卫去迎战歌利亚”。
45

他们告诉我,他说:“在现代科学的时代,我们有了各种医学研究,我们有了最好的医生,许多年前教会早就忘记神的医治了,你要怎么去到那样的巨人面前?你要怎么走到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等等面前,甚至五旬节派面前呢?他们很久以前就忘记了它,陷入了自己的教条中。没有宗派,没有其它任何东西支持你,你要怎么面对呢?比尔,你要怎么做呢?”不管怎样,它一点也没有搅扰到我,因为我手里握着一把钥匙。我说……他们说:“没有人会相信你。你做不了这件事。没有人会相信你。”

我说:“我不在乎。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神呼召了我,我必须去,因为神呼召了我。”我握着钥匙。他呼召了我。他显给我看了。他告诉我了,当他差派我时,我看到了他的同在,钥匙就在那里。
牧师说:“只有七年级的教育,你就想在国王和君主面前传道和祷告?”
我说:“那是照着他的道。”
46

去年大约在这个时候或之前的一、两个礼拜,我来到教会,告诉你们主神给了我一个异象,在一次打猎的旅行中,我会发现一只动物,它头上有四十二英寸长的角。在打到这只动物回来的路上(它会躺在那里,它所要在的位置),在回来的路上,我要打死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我去了这个地区,我跟这人说话,他说:“我没有见过有任何动物像那个样子。至于灰熊,我一头都没见过。”

我说:“但它一定在某个地方。”
所以他说:“我们根本还没有进入到有熊的地区。我们是上去打野羊,比树林的界线要高很多。”瞧,我跟他一起去。
47

第二天在那个地点,就在主所说的地方,那只动物就躺在那里。所以我去打了这只动物,我们正剥下皮和角等等的时候,他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三天前我们离开营地时,你告诉我,你射中这只野兽后,在回来的路上,你会杀死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

我说:“那是主如此说。”
他说:“我不怀疑。”他说:“因为我的兄弟是个癫痫病患者,你一生从未见过他,一次你上到这里时,你告诉我,当我做了某件事时,那个孩子要得医治。他就得医治了。”他说:“呐,但是伯兰罕弟兄,我要问你,”他说:“我能从山上一直看到树林的交界处,就是那些马正站的地方。那里什么也没有。一根草都没有,连块石头都没有,什么也没有。驯鹿苔藓,大约有两英寸高,在树林的界线之上,在树林的界线之上一、两英里,”说:“熊会出现在哪里呢?”
我说:“神是耶和华以勒。如果他告诉我那里会有一头熊,就必有一头在那里。”
48

往山下走,每次我们都要走大约半英里,快到头了,他说:“伯兰罕弟兄,该是那头熊出现的时候了。”

我说:“别担心,它会在这里的。”
当我们离马所在的地方差不多五百码的时候,我们背上背着沉重的角等等,必须再歇一下。他又周围观看,我看见他的脸,当他看我的时候,仿佛他的内心正在纳闷。瞧,他希望熊会在那里,但他没有钥匙。
但不管怎样,藉着神的恩典,他从未让我失望。当他告诉我那里会有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时,我就有钥匙了。我一点也不怀疑,一点也不。我转身对着他,我说:“巴德,它必在那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熊正站在我们上面大约半英里处。
他丢下望远镜,说:“天啊,比利,那是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
瞧,钥匙,异象,主的道,没有任何东西能改变它或阻止它。今晚教会所需要的不是一个教育。今晚教会所需要的不是一个宗派。今晚教会所需要的不是信条。今晚教会所需要的是打开经文—门的钥匙。基督就是门,他就是道。对永生神话语的信心能打开每一扇门。神啊,赐给我们钥匙。赐给我们钥匙。
49

《希伯来书》12章说:“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不信。”它说“罪”,“罪”就是“不信”。瞧?只有一种罪,就是不信。

“罪”的意思是“没打中”。就像你射击,你没打中,最好校准你的枪,瞧?因为哪儿出问题了。你没打中。瞧,回去再试一下。瞧,它是指转回去,你没打中。当你想要成为基督徒,却跑去加入教会,你就没打中。当你想要成为基督徒,却奉父、子、圣灵的名的受点水礼,你就没打中,你最好回去。你不会打中靶子。你肯定会打偏的。只有一样东西能让你完全瞄准,那就是经文,圣经,道。因为天地要废去,神的道却永不废去。
所以,要握住钥匙:对道的信心。你所信的每一点信心,你不怀疑一点,站在你和神所给你的祝福之间的每扇门,你都能打开。愿神帮助我们得到钥匙,是我的祷告。让我们现在低头祷告。
50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感谢你,你赐给我们一把钥匙来给我们打开救恩的门。主啊,我为此感谢你,因为我们得救了,还有我们迄今为止所能够使用的钥匙。但是神啊,赐给我们信心,使这些写在你书上的每句话都成为小控制杠,这把钥匙叫耶稣,我是说这门叫耶稣,称作信心的钥匙来触摸每句话,就会打开它。信心会把那个小控制杠按下去,我们就能进入那个祝福里。天父,赐给我们钥匙,使我们能够对神的应许有信心,使我们的信心能不失败,使我们能够服侍你以及跟我们在一起的人。

主啊,赦免我们一切不信的罪,帮助我们成为属你的。我们现在来到圣餐桌上,我祈求,天父,愿你赦免我们一切的过犯,使我们能够围绕神的桌子进入交通的喜乐中。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51

我的弟兄姐妹,如果你得到了天国的钥匙,开门的钥匙,救恩的钥匙,愿神帮助你打开这些门,让耶稣进来。让他把你所渴望的东西赐给你。

呐,就在我们开始读圣餐的经文之前,我想说一件事,因为它是讲圣餐的。当我们来到这个祭坛,只有一条进来的路;那就是,如果我们手里握住信心的钥匙,就让我们知道我们的罪被赦免了。如果我们没有那把钥匙打开那扇门,让我们的罪得赦免,我们就无分于主的圣餐桌。因为人如果不配,却还吃喝,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为没有分辨这是主的身体。呐,那是真的。
52

我猜想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今天是全国圣餐日。这是所有教会领圣餐的日子。这是给国家的全国圣餐日。我认为在我们领受它之前,说一、两句关于圣餐的话是合宜的,牧师,如果他愿意的话,请他准备好经文,读主的圣餐的吩咐。呐,这圣餐……呐,我只用大约十分钟。

53

我们就要领的这个圣餐,已经成了圣经中争论最大的教义。那是早期教会最早的争论之一。今天新教的圣公会和卫理公会,和许多新教教会,如果他们能越过圣餐这一关,他们将会很高兴地接受天主教,罗马天主教的教导。但他们会同意神甫应该结婚而成为传道人,天主教会在他们的会议和聚会上几次同意那点。他们同意这点。他们会同意不同的祷告等等,新教教会将会同意这点。教理问答集等等,对这里那里做点小的修改,天主教会愿意这么做。但当说到圣餐时,他们就无法达成一致了。呐,任何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那事。但是,当然,在我看来,在我能接受它之前,他们还有许多东西要摆脱,(你瞧?)因为那不在圣经中。

54

但我要你们对天主教会说一件事。你们知道天主教会起初就是使徒的五旬节教会吗?绝对是的。它是教会的开始。你们看到他们到了哪里吗?他们不断删去道,而加上教条。

如果五旬节派教会可以再存在一百年,它就会比今天天主教会更远离圣经,若照他们现在这种趋势的话。
天主教会花了几百年才远离它,花了三百年才从早期教会去到组织起来的罗马天主教会,他们就从那儿开始了。他们把那些的名流啊等等的人都招纳了进来,他们砍掉这个,加进那个,删去这个,树立那个,拆掉异教偶像,树立基督徒塑像,等等,在那些事上妥协,直到他们走到了他们现在所拥有的罗马天主教会。
新教五旬节派教会从它存在时起才五十年,它已经从它起步的地方堕落了,从现在起一百年后,它将陷入比天主教会更糟糕的境地。没错。说这话看起来有些大,但瞧瞧他们从哪里堕落了。他们进入组织里了;他们在各种各样的事上妥协。他们走了,瞧?回去了。
55

但圣餐,它被称为主的晚餐。呐,许多的人,他们想在早上领圣餐。圣经里没有说它是主的早餐。今天这些人怎么,他们怎么可以仍然说“主的晚餐”,而他们却不……他们砍掉晚餐,省略它,称它“主餐”,荒唐:它是晚餐。

呐,它在圣经时代一直是个争论,那个时候就是一个争论。人们误解了主的晚餐。当他们来到圣餐桌上时,保罗告诉那些基督徒,他们到主的圣餐桌上喝醉了。瞧,那个时候就被误解了。他说:“你们若要吃,可以在家里吃。”
56

它被误解的另一件事,就是罪人,活在罪中的人,也来领圣餐。在那上面被误解了。一个与他母亲,哦,与继母同居的人,教会已经跟他讲了这事,他却仍然在桌子上领圣餐。

他们中间有分门别类,他们却仍然领圣餐。他说:“我明白你们行事好像其余的外邦人一样。你们中间有摩擦,好像是在—特别是在矶法家里,等等。”说:“你们行事好像其余的外邦人一样。”瞧,它被误解了。
57

圣餐一直被误解。呐,我可以就那点继续讲几个小时,但我们得领这圣餐和洗脚。呐,现在除了几个宗派以外,其它的都干脆取消了洗脚。许多五旬节派已经完全离弃了这个。瞧?然而它仍然原原本本地被写在圣经里。瞧?

呐,罗马不叫它圣餐。他们叫它“弥撒”。是神圣的弥撒。他们不领圣餐;他们守弥撒。那是弥撒。弥撒绝对是把圣餐的真实意思除掉了。“弥撒”的意思是“希望”。他们守弥撒,希望藉着在弥撒中这样做,神会赦免他们的罪,藉着领基督实际的身体,就是神甫拿起的那个,转变成基督的身体和血,希望藉着这么做,神会除去他们的罪。那是弥撒。
58

新教徒称它“圣餐”。“圣餐”是“感恩”的意思。新教……天主教守弥撒,在弥撒中希望神赦免他们的恶行。新教领圣餐,藉着跟神交流,感谢已经成就的事:与他谈心,这事已经成就了。天主教希望它成就了;新教说它已经成就了。天主教想知道他的罪是不是被赦免了;新教承认他们被赦免了,他自由了。

圣餐是跟神谈心。我们所引用的这些章节,不是希望我们的罪得到赦免,而是已经赦免了,因为那是……一个是希望;另一个是信心。一个是希望他是对的;另一个知道他是对的。瞧?另一个,一个是希望,因为他不知道他站在哪里,另一个知道他是对的,因为他知道神说了什么。就是这样。那就是差别。
所以当你只是希望时,要谨慎;但当你知道时,就继续走。瞧,你跟神有交流。新教是,他说他得赦免了,他知道这个;天主教有弥撒,希望他将得到赦免。就好像这个:一个是乞丐,希望凡事都好,瞧?另一个是乞丐,感谢已经成就的事。他们都是乞丐。但一个是乞讨,希望他将得到;另一个乞丐知道他得到了,感谢神赐给他。呐,那是有差别的。那是圣餐。是的,先生。一个是希望他得到赦免;另一个知道他得到赦免了,并为此感谢神。
59

所以,圣餐是给从神的灵重生的基督徒的。现在,重生并不一定是指你已经得到了圣灵。呐,记住。许多人那样教导。正如阿根布莱特老弟兄那天在这里的讲台上说的,“谁像那样教导它,我不知道。”瞧?新生并不是圣灵的洗。经文不支持这个,在我看来,我不那么认为。瞧?我相信你重生……

60

那就是为什么我是用“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这个词,但并不是为了重生。呐,五旬节派,联合五旬节派教会奉耶稣基督的名施洗来重生。我不相信那个。如果他们想那么做,他们可以做。但我相信彼得说先要悔改。水不能赦罪。基督会那样传讲它。但我相信悔改是虔诚的痛悔;“悔改”的意思是“转过来,回去,你没打中,重新开始”。先那样做。你在水中的洗礼只是一个外在的宣告,表明一件事已经在你里面成就了,你接受了基督作你的救主。

61

据我所知,我想今晚只有这里教会的人,因为我不常来这里,所以不知道谁来,谁不来。不久前我在水池里给一个人,给一个老人施洗,在这里受到了一点批评。我去到他那里;他是个很好的老人。我有幸带领他家里所有的人归向了基督,他们都是基督徒。这老人是个很好的老人,我喜欢他,所以我去他那里,我对他说:“大伯,为什么你不成为一个基督徒呢?”他爱我。

他说:“伯兰罕弟兄,等我变好后才能做基督徒。”
我说:“大伯,我跟你说你要做什么。你四处看看,等你找到你到哪里能变得够好,然后告诉我那个地方在哪里,我也想去。”我说:“基督从没有来救好人。他来救坏人。”如果你认为你很好,那他就不来救你了。他来救那些知道自己是坏人的人。瞧?基督受死为要救罪人。瞧?我说:“大伯,这里有一条线。”
他说:“瞧,我老是抽烟。”
我说:“我连谈都不想谈那些。”
他说:“我尝试过戒掉它们,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我们不想谈香烟。”
他说:“瞧,我要是能……”
我说:“不要……再也不要说它们;让它们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好的,是什么呢?”
我说:“你相信有一位神吗?”
说:“当然,我相信。”说:“我像你一样坚定相信那点,我猜想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你相信那同一位神变换角色,成了肉身,以这位耶稣基督住在我们中间,为要拯救人吗?”
他说:“是的,我相信那个。”
“他受死为要拯救像你像我这样的罪人吗?”瞧?
“是的,我相信那个。”
我说:“呐,它就像这样。我们大家都在这里的一座大房子里,我们在监狱里。我不能站在这个角落里,说这个能帮我离开监牢;也不能站在那个角落里,说那个能帮我离开监牢,我们大家都处在同样的困境里。生在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是生在罪里,在罪孽里成形,来到世界说谎话。他从一开始就是个被扭曲者。”
62

那天有人问,他说:“伯兰罕弟兄,亚当、夏娃与他们今天的子孙有任何差别吗?如果他们都赤身露体行走在……他们的身体会是一样的吗?”

我说:“不,先生。”弗雷德弟兄和我,还有他们一群人,我们打完松鼠回到家。我说:“不,他们不是一样的。”
说:“你是指夏娃是个跟她女儿不一样的女人,亚当是个跟他儿子不一样的男人吗?”
我说:“在许多方面一样,但不是在身体的所有方面一样。”
他说:“差别是什么呢?”
我说:“他们没有肚脐。他们是被造的。是的。他们不附属于任何东西。”
那只是证实凡生在这世上的任何东西,表明他一开始就是个被扭曲者。没错。我说:“肯定的,有一个差别。他们没有肚脐。他们来到世上跟任何女性都没有联系。”瞧,神创造了他们。
63

呐,我说:“我想说一件事。每个在这监牢里的人,谁圣洁呢?谁不是藉着性生出来的呢?不管他是怎么样的,谁能帮助别人呢?我们都在这个监牢里。但神使自己成为他创造物中的一员,在性以外,藉着他亲自创造的圣血而来,藉着那个血他救赎了我们。”我说:“大伯,你相信那个吗?”

他说:“我相信那个。”
我说:“基督为了像你一样的坏人受死。呐,只有一个方法可做。没有任何事是你可以做的。他提供给你。你不配得到它。你不能做任何事来得到它。他给了你。你愿意接受他为了不让你下地狱所做的一切吗?”
他说:“我愿意那么做。”他说:“但如果我戒掉这些香烟就好了。”
我说:“香烟自己就会戒掉的。瞧?你只要……我没有问你……我不是律法主义者;我相信恩典,’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我说:“只要你全心相信那个。”
他说:“我全心相信那个。”
“那么,你愿意在那些基础上接受它,你不配得到它,但他是那位配得的。不要看你自己;注视他,因为你不能为自己做任何事。注视那位为你做了一件事的。他怎么样呢?”
“哦,”他说:“他是配得的。”
我说:“就是这样,那么,接受他所赐给你的。”
他说:“我接受。”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施洗了。他从这里出去,又点上了一支香烟。
64

几个礼拜前,我去他的家。一个晚上我看见一个异象,一棵常青树被砍倒,被掀翻了。我看见木板钉在上面。与最后的木板邻接的是一块很突出的木板。在那块木板下面,一直到末端,像这样伸着,树就在那里折断。一个声音说:“它本该是你,”或者“它本来是你。”考克斯大伯摔倒了,他背部这里摔碎了。次日早上,他在床上时,他们把他的烟拿给他,那欲望已经离开他了。几个礼拜前……他再也没有抽一支,甚至一点也不想要了。瞧?不久前我看见他,几个礼拜前他的手因香烟到处都是褐色,现在他甚至忍受不了有一根香烟在身边。把首要的事情放在首位。不要试图变好;你一开始就不好,你不能做任何事。有一条分界线;所有的人都在那边。

65

呐,当我出生在这个世界,那是出于我父母的神圣婚姻,我母亲子宫里是个卵子,我父亲的性腺里是个血细胞。我的生命由那个血细胞组成,而不是我母亲的卵子,乃是我父亲的血细胞。当那个血细胞进入适当的地方,遇到卵子,当它遇到时,神吩咐大自然给我一个身体。后来我出生在人类中,我被赐予一个机会,成为一个有智力的人,像人类一样,我可以开车,或者像人类一样做事情,走路,说话,开车,等等。我被赐予了那些,因为我出生在人类的家庭里,被赐予了智能,成为一个人。

66

呐,当我出生在神的家里,我通过这血来,这血赐给我生命。我在基督里活了以后,他用圣灵和能力给我施洗,成为神的一个儿子。呐,就像我能跟人一样走路、说话,跟人一样开车,呐,当我领受圣灵时,我领受了能力来赶鬼,说新方言,传福音,医治病人。我受洗了,不是出生,而是受洗。

门徒聚集在楼房,奉主名祈祷, 领受圣灵的洗,服侍能力来到。(阿们!)
67

你相信得到永生,你藉着信心重生。在《约翰福音》5:24,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是圣灵,只是有永生。他生在神的家里,接下来要受洗归入圣灵里,拥有信心的智能,相信福音,让它起作用,使它正确运行。阿们!接着他举止就像神的儿子了。他能赶鬼。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瞧?),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喝毒物。”[可16:17-18]瞧,他领受了圣灵的能力来做这些事。

68

呐,耶稣离开时,他说:“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圣灵就不来。”瞧?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责备自己,教导人为义,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那是异象。“他要把我所教导你们的事,向你们启示。”他要来的这些话……在圣灵的洗之外,没有人能明白这道。当一个人说他得到了圣灵的洗,却质疑这道是对的,就不对劲了。

69

保罗是新约的批评家。不,新约还没有写下来。保罗,扫罗是基督教的批评家。当他领受了圣灵,他去了亚细亚三年,查考圣经,因为他受教于一位大教师迦玛列的门下。后来他回来,十四年后,他上去耶路撒冷见彼得,发现他们讲的逐字逐句都是一样的福音。同一位神让彼得在五旬节那天传道,告诉他们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同一位圣灵向保罗启示了它,在《使徒行传》19章,他们已经在一个时候受了约翰的洗礼,他告诉他们,说:“你们要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

70

瞧,圣灵跟经文是完全一致的。那对道的信心打开了每个奥秘。阿们!在《约翰一书》5:7,圣经说:“在天上作见证的有三,就是父、道(即基督)与圣灵,这三者是一位[此处是按照英文原文的翻译,中文圣经没有]。在地上作见证的有三,就是水、血与灵。”这三者不是一,它们乃是归于一。呐,没有子,你就不可能有父;没有圣灵,你就不可能有子。他们是一。但你可以称义,却没有成圣,你可以成圣,却没有圣灵。成圣是藉着血,生命是藉着血来的。瞧?圣灵是神的能力,瞧?赐给教会的能力。

71

《使徒行传》1:8,“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什么?)能力。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不是“你们就必重生”。)“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大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瞧?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但首先你必须领受圣灵,那是神要彰显和证明的能力(瞧?)。你们是……你们是……正如你是个人,学习说话、走路,做一个人所做的事;当你受了圣灵的洗时,你就被赐予能力,举止像神的儿女。难怪人们举止和行为像他们今天这样;他们从未被圣灵充满。如果他们有,他们举止就不一样了。他们声称他们有,但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所以,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瞧?全都混乱了。瞧?只要回到现实中来。

72

呐,如果你行事合符正道,声称自己是个基督徒,我们邀请你今晚来到主的桌边。今天,毫无疑问,全国都在领圣餐,一些人以一个方式,一些人以另一个方式。但我认为做这件事的最好方式是跟随经文,照他们在圣经中所做的方式。我认为那就够了。

内维尔弟兄,你有圣经吗?内维尔弟兄现在要读经文。
[原注:内维尔弟兄念:《哥林多前书》11章,从23节读起……
23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24祝谢了,就掰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5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6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27所以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28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29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30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31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32我们受审的时候,乃是被主惩治,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
主祝福所读的他的道。]
73

它总是这么神圣的一件事,这么庄严的一件事,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低头安静地祷告。你们为我祷告;我为你们祷告。让我们彼此祷告,求神怜悯我们这不配的受造物,我们就要吃这伟大的圣餐,为的是记念我们主的死。[原注:磁带空白。]

我们的父,我们向你献上我们认罪的祷告,在你的金坛上,有我们的祭物,就是主耶稣。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74

呐,我相信教会的长老会站好他们的位置,当会众上来时,他们会一排一排领他们上来。我们总是想起那首歌。

被杀羔羊,你的宝血永不丧失能力; 被赎教会,洗得清洁,永远与罪隔离。
让我们低头。仁慈、圣洁的父,耶和华,伟大的全能者,当我们等候时,请把你的祝福降在你的百姓身上。赦免我们的罪。现在,我们向你献上这圣餐,这葡萄酒,长熟的葡萄,传道人的手把这些捣碎在一起。为了这个原因它被做成了葡萄酒,现在我们把它带给你,使它可以为我们代表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血。父啊,我祈求你为那个目的将这葡萄酒分别为圣。赦免我们一切的罪。愿每个领受这葡萄酒到他们身体里的人,愿他们得着从你来的健康、力量和救恩。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5

圣经说,他掰开饼,祝福了,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我们拿起这部分烤好的饼,没有经过发酵,是由基督徒做成的。它被做好,因为它代表基督的身体。

我们明白,在基督门徒的日子里,或教会的日子,取过其中一份,在最后的晚餐,在基督最后的晚餐,预备了晚餐。圣经一直下来,都是门徒把这些分给会众。今天,我们现代日子的门徒,我们教会里的弟兄,这项事业的门徒,分给会众。他们要拿起这部分东西,递给会众。
76

呐,当你们领受这饼,记住,它代表羔羊。很久以前,以色列的羊羔在火上烤,跟苦菜一起吃,人们就有力量了;在整个旅程中,他们的鞋子没有穿破,他们的衣服没有穿破,直到他们到达他们的应许之地。愿神保守我们健康、快乐,服侍他,直到我们到达他所赐给我们的应许之地。

77

让我们祷告。仁慈的天父,正如我今晚讲到我们主的那个神圣、圣洁的身体,神本性的丰盛居住在它里面。当我想到那个身体被打破、裂开,血流出来,他的后背和肋骨都露了出来,背上到处是鞭伤;当我想到这个皱褶的、受击打的饼代表那个身体时,它又再度更新在我们心中。主啊,今晚我们把自己的心放在你的祭坛上。神啊,赦免我们。愿这掰开的饼,当它进到你的这些仆人口里时,愿他们认出是你宝贵的身体被压伤和受害,因这鞭伤我们得了医治。主啊,求你应允。为了它预期的目的将这烤熟的饼分别为圣。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先拿着等一会儿。)这不是封闭的圣餐。欢迎每个基督徒信徒来到主的圣餐桌前,跟我们有这样的交通。(哦,你们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