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909E 在主面前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愿主丰丰富富地祝福你。晚上好,朋友们。今晚再次回到这会堂真是极大的荣幸,感觉到我们主那永不消逝的同在,因为他赐下了应许。呐,我知道你们中许多人今晚留下来听这小小的信息,为此我非常感谢神;今晚,你们许多人还得开很远的路回家。我也知道,有些人已经在汽车旅馆退了房。我们不想久留你们,所以我们才早点来,这样就能早点离开。

2

呐,我们想,我会尽可能早点通知要在什么时候开始,今天下午,我接到一些电话,他们想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讲这几本书和这几章。我想,若主愿意,下一次我想开始讲《启示录》的七个印和七个自然的印。那么,如果我们按时讲完,就来看这本书后面的七个印,瞧?呐,这可能要花一点时间。看,有七个印要揭开,有七灾,七号,所有那些七;我们可以先来看那些印。可是,在这本书的后面,用七印封严了。但以理曾听见如雷发出的声音,他被禁止写下来;约翰也被禁止写下来。它被封在这本书的背后,当这本书的所有奥秘被解开和启示之后,就轮到它了。你注意到,但以理在那里说,在这些声音的日子里,这些奥秘,神的奥秘将在那个时候被打开,瞧?这奥秘是:神是谁?他如何成了肉身?这一切的奥秘都要在那个时候打开。然后,我们就要为这本书背后的七个印做准备了,它们甚至没有启示给人,甚至没有记在圣经里,但它们一定会准确地与圣经的其它部分相吻合,我想那将是一件大事。

3

所以现在,我们尽量快点,给它讲完。谢谢你们各位的友善、你们的出席,还有你们所做的一切,非常感谢你们。呐,我相信今晚不会留你们太久,因为你们坐着,站着,都这么耐心。我妻子坐在后面,谈到昨晚的事,她说:“我看到那些个头比较高大的女人站在那里,她们的衣服都湿透了,一直站在那里,要领会每个字。”所以,我就是喜欢处在圣灵的恩膏下,当你出来后,你就告诉人们那真实的真理,瞧?不是别的,而是真理。这样,人们就能倚靠那真理,那就没问题了。

4

呐,我要请你们原谅我一下,今早我离开得有点儿早。现在请把录音关掉,就一会儿,什么时候打开我再告诉录音的人。在我离开之前,我想用五分钟把“倒计时”给它讲完。我忘了,就走了,今早我太激动了,结果对这点还没有说什么就走了。我可能给你们留下了个疑问:“什么是倒计时?”瞧?呐,我知道我们正处在倒计时,但什么是倒计时呢?瞧?如果你不知道倒计时是什么,那么,就会感到有些困惑。所以我……我想把那个讲完,现在,尽量用同样的语调来完成这盒磁带,这样,“倒计时”的磁带就可以发出去了。呐,请大家原谅我一下,我要录完那盒磁带。你们愿意等一会儿吗?然后,我们就开始讲别的。现在,录音的人,请你放入磁带。

[原注:磁带有空白。伯兰罕弟兄在4-5段里解释说,他把这段内容插入他早上题为“倒计时”的讲道中漏讲的部分,作为106-111段。]
5

从各个地方而来,在最近我们所讲的关于各种不同教义等主题的三篇信息中,我们过得很愉快。现在我想起来了,我得给你们录音的人留一点空隙,给你们换磁带。呐,我会跟你们说什么时候,然后准备打开。好的,呐,我得留意这事。这似乎是一套人为搞出来的形式,不过,小伙子们必须录制磁带。他们不能把这一切搞混了;如果搞混了,外边的人就无法明白。所以,我们不得不采用这种方式。朱尼尔,当他们准备换磁带的时候,请哪个人走出来给我暗示一下。会众们,我再说一下,非常感谢你们大家的友善,等等。好的,现在准备好了,你们可以开始录了。

6

主祝福你们!今晚我们很高兴再次来到这会堂。今晚这地方挤得满满的,又有许多人站在四周,三天……三次聚会都是这样。如果有人听这磁带,我想说,他们可以回头拿昨晚的磁带来听,在家里查考它。那是主赐给我的现阶段的事工,我特别想让那些传道人在我拜访他们教会或到他们家之前能听听那盘磁带。呐,我要他们能拿到那盘磁带。呐,今早我们讲了“倒计时”这个主题,教会准备要离开了。

7

呐,今晚,若神愿意,我们要讲“在主面前”这个主题。哦,我们何等感谢神!因为我们有这荣幸进到他面前。但首先,希望你们大家拿圣经跟我一起翻到先知《以赛亚书》,先知《以赛亚书》第6章。我们都知道以赛亚是一位大先知,是他那个时代的其中一位伟大先知。他被锯锯死,结束了生命,成为一个见证,成为全能神大能的一个殉道者。《以赛亚书》第6章,我从第5节读起。

5那时我说:“祸哉!……”
也许我该从第1节开始,对不起,请等一下。让我们从第1节开始,一直读到第8节左右。
1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2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3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4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5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6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7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8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8

愿主祝福他的道;我想,这是一段最令人震撼的经文。我们发现,在神面前,人就意识到自己是罪人。我们到各地去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挺好,觉得自己是挺好的人,可是一旦进到神的面前,我们就看到自己何等渺小。

9

不久前,跟我一个朋友伯特·考尔站在新罕布什尔州,我曾有幸领他归向基督,他是个打猎伙伴,我们站在阿迪朗达克的冷溪瀑布边。那瀑布真是宏伟巨大,去年我带家人上了那里去观赏。那里离大路很远,要步行到后面才看得到。我们看到那蓝绿色的水带着巨大的能量从山上倾泻而下,冲刷到岩石上,伯特站在那里,看着我,他说:“嘿,比利,真觉得人实在太渺小了,”他用指头比划着,大约四分之一英寸长。

我说:“没错,伯特。”呐,他进到神面前看到神所造的,他就知道这点了。
10

我不知道那个写“你真伟大”的人,是不是曾有一个晚上举目眺望,看到那些星星,它们相距多么遥远。几个月前,弗雷德弟兄、伍德弟兄和我跟麦卡纳利弟兄站在亚利桑那的沙漠,我们在试着测算,一颗星离另一颗星有多靠近。它们相隔有亿万英里,彼此的距离看上去还不到四分之一英寸。然后,我们就开始想,根据科学的论证,那些星星彼此间的距离也许比我们离它们还远。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11

然后,当我们意识到神何等伟大时,我们就意识到自己多么渺小,进到神面前,我们离他有多近啊!不管怎样,还有,进到神面前总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影响。在事奉中我见过这种时候,当你看到神的同在进来,达到这样一种地步,把一个人带出来,把他们的生活揭示出来,说出他们各种的罪,不道德的行为,会众中就产生了一种神圣的宁静,以至他们还没上来接受祷告就走出祷告队列,跑到祭坛边,还没有进入神的同在时,就与神和好了。看,进到神的面前是很特别的,会使一些事情发生。我见过那些躺在褥子和担架上的病人。

12

那天晚上在墨西哥,那个死去的小婴孩躺在毯子下,是那位西班牙小母亲带他来的,应该说是墨西哥小母亲带他来的。有几万人看见了,一次集会可能就有五万或七万五千人,他们看见那死婴活了过来,妇女们晕倒了,人们挥手喊叫着,为什么?他们知道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他们是在全能神的面前,是这个使事情发生的。

13

我有幸听到一些属神的人的讲道。据说有一次,查尔斯·芬尼,这个小个子,体重从未超过一百一十磅,但他有一种如此强有力的讲道方法,甚至……有一天,他在一所房子里试音,那时他们还没有扩音系统。有个人在阳台上或那地方的屋顶上修理,他听见有人进来,不知道他们是谁,就保持安静。芬尼先生正要试音,他已经花了很多时间为所要举办的那场复兴会祷告,然后,他试一下声音,看看效果怎样。他悄悄而快速地走到讲台上,说:“悔改,不然就灭亡。”在受到神的恩膏之后,他带着如此大的能力说出这话来,以至那人从阳台顶上掉下来,掉到地板上,从房顶掉到地板上。

14

他以这样的方式传讲福音,以至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他得站在一个凸窗里传讲,因为没有一个教堂能容纳他的会众。他站在那里,带着大能大力,讲到地狱,到了一个地步,甚至一些手中带着篮子在做工的人,也仆倒在街上,在神面前呼求怜悯。伟大的传道人,他们有能力藉着神的道把听众带到神的面前。人的心绝不会麻木到这种地步,以至无法认出神的同在,绝对不会。

15

第一个人,当他一犯罪,做了错事后,当神亲自出现时,或他进到神的面前时,亚当,他在神面前站立不住。他就跑掉,把自己藏在树丛里,想用无花果树叶遮盖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站在造物主耶和华的面前。这是第一个人犯罪后,想要带着魂里的罪进到神面前的反应。他无法隐藏,因为他还很幼嫩;罪还不像今天这样牢牢地控制着人的心,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正站在他的造物主面前。呐,他把自己藏在树丛里,不愿出来,也不能出来,直到神为他预备好了。

16

我们可以回头去看《创世记》17章3节,伟大的先祖亚伯拉罕,他进到神面前时,神在17章以全能神的名对他说话,亚伯拉罕就面伏于地。尽管这位伟大的先祖,神的仆人,忠心地服事神二十五年,还是无法站立在神的面前。当神来到他面前时,这位先祖就面伏于地,因为他无法站立在神的面前。

17

在《出埃及记》第3章,我们发现,摩西,这位神伟大的仆人先知,他当时在偏僻的旷野,这人是个圣洁的人。他出生是为了这目的,从母腹生下来时他就是先知了。他竭力要得到学识,尽他所能的去拯救他的百姓,因为他知道他将要拯救他的百姓,但当时,他是用神学的观点去理解的,他受过训练,学识渊博。他可以教导埃及人智慧,是当时世上最聪明的人,他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晓得全部的经文,知道神所做的应许,他是从知识的角度晓得这些的,他也是个伟大的军人。但有一天,在偏僻的旷野,他进到了神的面前,就脱掉鞋子,俯伏在地,知道他是站在圣地。当他进到神面前时,两脚站立不住;也像亚伯拉罕一样面伏于地。他在神面前站立不住。

18

在《出埃及记》19:19,神的选民,从远在亚伯拉罕的日子以来,从亚伯拉罕出来以撒,从以撒出来雅各,从雅各出来众先祖,年复一年,产生了圣洁的人、伟大的人、蒙拣选的人、蒙拣选的族类、分别为圣的圣民,一生事奉神。有一天,神说:“把以色列人招聚到这里来,我要对他们说话。”

但当神降临在西奈山顶上,遍山都烧着了,烟从山上冒出来,如同烧窑一般,神的声音隆隆作响。以色列人面伏于地,说:“让摩西说话,不要神说话,免得我们死亡。”在神面前,人意识到自己是罪人。虽然他们每个人都照律法受了割礼,也都遵行了诫命等,但当神说话,他们进到神面前时,就意识到自己不行了,他们自己不对了。他们缺乏了什么东西,因为他们是在神的面前,是的。所以,他们说:“让摩西说话,不要神说话,因为神若说话,我们都要死亡。让摩西对我们说话。”
19

在《路加福音》5:8,当彼得……哦,当时,他是个刚硬的大人物、有巨大影响力和大能的人,我们都知道。他像是一个很凶的人,是个有名的渔夫。但当他看见一个外表普通的人行了神迹后,那时他就看出这需要一个比人更大的人才能把所有那些鱼放入网里,而他靠着知识,打鱼的知识整夜打鱼,却一条都打不到。他听见有人说:“把网撒下去。”

当他开始拉网,就拉到了许多鱼,他就意识到自己是个罪人。他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是谁这么说?圣徒彼得在神的面前,求神离开他的面,因为他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
亚伯拉罕认出自己错了,亚当认出自己错了,他是神的儿子,认出自己错了。摩西认出自己错了,以色列,作为一个教会和民族,也认出自己错了。“离开我,我是个罪人。”他没有试图说:“呐,我是圣洁的,配受这个。”他说:“我是个罪人。”
20

有一次,一个自封为宗教家的人,拥有他在伟大教师迦玛列门下所学到的一切神学,他名称为大数的扫罗,就是我们所知道的保罗,虔诚到了极点。他通晓他们宗教的一切来龙去脉。他是法利赛人中的法利赛人,是希伯来人中的希伯来人;他是个很出名的人,学者,聪明、精干,受过教育,声称从小就认识了神。但有一天,在他往大马士革去的路上,那火柱在他顶上照耀,他就扑倒,两脚跪在地上,伏在尘土中,说:“主啊,你要我做什么呢?”当他站在神面前时,他受过的所有了不起的训练,所有了不起的神学训练,所有的教育,都没有一点用处了。

21

我想在这里停一下,说,现在也是这样。你可能得到了神学博士、哲学博士,不管是什么;你可能从孩子起就上教会;可能遵行了一切的宗教规条,可是,一旦在神面前,你就会觉得太渺小,不算什么了。

保罗意识到他错了,在影响和大能之下,他仆倒在地上。他抬头看,看见他一直在传道反对的,过去以为自己认识的这位神,然后,他看见自己错了,就仆倒在地上,因为他是在神的面前。他看见了那火柱。
22

伟大的圣徒约翰又怎样呢?在《启示录》1:7,当异象显给他看,他一看,就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话。他转过身去看那声音,就看见七个金灯台。有一位站在七个金灯台中间,头发像羊毛,眼目如同火焰,脚像铜柱;他胸间束着金带,被称为神之道。这位伟大圣徒约翰曾与基督同行过,靠过主的胸怀,当他经历这一切事后,正如我今早说的,保罗的事工超过了他们任何人。在这里,约翰曾与基督同行过,与他交谈过,跟他一起睡过,跟他一起吃过,但当他看见基督站在那里,那种荣耀的状态,他说他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阿们!想想这点!

23

我们可以去教会,交谈,赞美神,等等,但是,哦,弟兄,当我们看见他来到,我们的心就不同了。我们可能以为去教会、做十一奉献,尽了我们的宗教义务。我们可能以为遵守了教会规则,背诵所有信条,可是,一旦让我们看他一眼,整件事情就完全变了,是的,肯定是。

这位伟大的圣徒约翰,像那样的一位伟人,圣经在《启示录》1:7说,他仆倒,好像死人一样。他曾跟基督交通了三年半,是其中一位写书信的人;基督无论往哪里去,他都跟在后面,与他同桌吃饭,与他同床睡觉,与他交通,这些过后,当他转过身看见基督,他身体再也没有力气了。他仆倒在地板或地上,像死人一样,是的。
24

我们看到,在《以赛亚书》6:5,正如刚才所读的,以赛亚,这个伟大、大能的先知,他是圣经中最伟大的先知之一。圣经有六十六卷书,《以赛亚书》有六十六章。《以赛亚书》的开头,讲到了《创世记》,《以赛亚书》的中间,带入了新约的内容,《以赛亚书》的末了,引入了千禧年,完全就是《创世记》、《新约》和《启示录》,太完美了。以赛亚是其中一位大先知,曾经一直都倚靠伟大的王乌西雅的膀臂,乌西雅被取去离开他后,他就不行了。他是个非常好的人,是个很好的义人,那个仁义的王(一个好的王)认出他是个圣人,就把他留在殿里。

25

以赛亚看见过一些异象,他是先知;以赛亚传讲这道,他是个传道人,以赛亚是个圣人。但有一天,他站在殿里,魂游象外,看见了神的荣耀。他看见一些天使,用翅膀遮脸,用翅膀遮脚,用翅膀飞翔,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

那位先知意识到自己什么也不是,他说:“我有祸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一个先知,圣经中最有能力的先知之一。“我是个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我有祸了!因为我看见了神的荣耀。”
26

他说,当那天使呼喊时,殿的柱子都前后摇动。弟兄,那也会使你震动的。当他再来时,不但殿的柱子要震动,整个天地都要震动。山岭要逃避,海要消失,人呼喊说:“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那将是可怕的时候。我告诉你,罪人朋友,你最好查验一下,没错。

呐,以赛亚说:“我有祸了!我是个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这些是嘴唇不洁的民。”
27

呐,记住,如果这样的圣人在神面前认出自己是罪人,那犯罪的和不虔敬的人在那日会怎样呢?那些坐在聚会中的人会怎样呢?那些看见神的大能,听见关于这道的倒计时,看见神彰显自己,并且(毫无疑问)每节经文都应验了,那么,没有重生和领受圣灵,却仍然想要去天堂的人,会怎样呢?圣经说:“若是义人仅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将有何地可站呢?”[彼前4:18]若是我们看见神在我们面前展开自己,看见神的荣耀,如同过去那些人所看的,他们就大声呼喊,这些人是那些有道的根基立在其上的众先知和圣贤,我们将有何地可站呢?如果他们曾呼喊,仆倒在地,喊着说:“我是个嘴唇不洁的人,不洁净的,”那么,那个连自己的罪也不承认的人又会怎样呢?那个不承认自己罪的少男少女又会怎样呢?那个以为自己认识神的创造比神自己更认识的硬心的人又会怎样呢?那个用尽一生想要反驳圣经的人会发生什么事呢,那个人将有何地可站呢?想想这点吧。

28

这是传福音的事工;这是震动人们的时候;这就是神说时候要到的那个时候,他曾震动了西奈山,但还有再一次的震动,他不但要震动西奈山,还要震动一切能被震动的东西。但你有注意下面的经文吗?“但我们却得了不能震动的国。”[来12:26-28]哈利路亚!一切能被震动的都要被震动。天要震动,地要震动。“天地要废去,这道却不能废去。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一切能被震动的都要被震动,但我们却得了一个国,就是神自己的道,神就是他的道,他不能震动他自己,阿们!哦!我们得了不能震动的国,是不能震动的,这是《希伯来书》作者保罗说的。

29

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时候,他们觉得怎样……我们自己也拥有,我们也像那些人一样看见了神的荣耀,肯定的。我们看见了,我们也像亚伯拉罕一样看见了神的荣耀;我们也像摩西一样看见了神的荣耀,同样的火柱,同样神的大能,同一位基督,启示他自己,显明他自己,在末后的日子持守他的道。所以,我们怎么能绕过去,如此轻忽地待它并走掉呢?我们怎么能到处去,固守自己的信条和宗派,而不接受神的道呢?那日会有什么临到我们呢?当我们看见神的荣耀时,会有什么发生在我们身上呢?

30

有些人会躲开,他们会取笑它;有些人会嘲笑它;有些人会称它是癫狂;有些人会称它是读心术;有些人会叫它是别西卜;有些人会叫它是这个那个。正如老谚语所说的:“愚顽人穿着带钉的鞋,走天使都不敢走的路,”没错。“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14:1]当人看到神藉着他自己的道(不是藉着信条,乃是藉着他的道)如此完美地彰显出来,却从其中践踏过去,取笑它,他就是个愚顽人。因为神就是道,神已经清楚地显明自己给他们,所以,圣经说这人就是个愚顽人。当他必须站在那地方时,会有什么临到他呢?那将是,在那日,对那个不虔敬的人将是可怕的。

31

但悔改的罪人却没有任何惧怕,哦,是的。一个愿意悔改的罪人,他知道有一个血祭在等候,并站在他的位置上。给我安慰的就是这个;我看见过神的荣耀;我感觉到他的大能;我知道他手的触摸;我知道他管教的触摸;我知道他是神;我知道我无能为力,但有一位为我站在那里,阿们!

有一位站在那里,说:“父啊,把他所有的罪孽都归到我身上,因为他在地上代表我,”哈利路亚!那么,我就可以坦然无惧地走到神的宝座前,因我心里有恩典知道,我得救不是靠好行为,乃是靠他的怜悯。不是我能做什么,我能加入什么,我能说什么,他救我乃是因他的恩典。
难怪领会了这个的诗人大声呼喊:“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32

我如何能去天堂呢?你如何能去天堂呢?我们无法做到,我们没有办法做到。但有一位预备道路的,他就是道路。我们怎么去到他那里?我们都从一位圣灵、他的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像整个轨道一样复活。我们要像这末日的宇航员一样走出地球,去到神的面前,阿们!肯定的。悔改的罪人不必担忧,有人在那里替代他们的位置。

哦,现在当我们进到他面前之后,人就知道我们是在他面前,我们看到他做了他在地上时所做的事,你怎么知道呢?你怎么知道你在看的葡萄树是怎样的呢?因着它所结的果子。你怎么知道你要去的教会是怎样的呢?凭着它所结的果子。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这些迹象会随着信的人。”
33

呐,我们看到,主从未差派我们去建宗派;他从未差派我们去搞信经,他却警告我们要反对这些。“若有人从它上面删去任何东西或加添任何东西,就必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瞧?

所以,我们被差派要做的,就是单单持守这道。人若是被神所差遣,就必持守这道,因为神只能支持他的道,瞧?看,他必定支持他的道。当我们进到他的面前,人一旦进到神的面前,如果他有任何改变的话,他就永远改变了。呐,有些人会走到神的面前,却毫不理会它。他不是预定得生命的,但如果他是神所预定的,当第一次震动临到他,他就知道了,那火就点着了。
34

看看那天在撒玛利亚那里的那个小妓女,那个妇人。她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处在极坏的状态,我们知道这点。但当她一看到弥赛亚的迹象行出来后,她就说:“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做这事,你一定是他的先知。”

耶稣说:“我就是经上记着说那要来的弥赛亚。”
她认出来了,她从未再多问什么问题,就马上带着责任,知道她若找到了,并进到神的面前,就有责任把这事告诉其他人,哈利路亚!是的。任何进到神面前的人,在神面前都有责任,从那一刻起就去告诉其他人。看看亚伯拉罕,看看摩西,看看彼得,看看保罗;在他们进到神面前的那一刻,认出自己是罪人,就用生命给自己的见证盖上了印。看看那个小女子,她再也呆不住了,就跑进城去,告诉人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他们无法否认,因为那是符合经文的,肯定的。是的,他们每个人必须这样做,一个人,我们也有责任告诉其他人,像摩西做的,像彼得做的,像保罗做的。你看到了它,进到神的面前,这些事发生以后,你就有责任把这信息带到其他人那里。你不可能无动于衷,你必须把它带给其他人。
35

我记得一个老姐妹过去常在这里,是格雷厄姆·斯奈林弟兄的母亲,她过去常坐在教堂这里,她会唱:“我已胜过了,我在奔跑,奔跑,奔跑,我已胜过了,我不能坐下来。”她已经找到了什么东西。我去到路易斯维尔这里的一个黑人教会,所有人都站着,唱道:“我正奔跑在王的大道上,刚刚找到它,就奔驰在这大道上。”

当你找到了基督,就有什么事发生,你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在余下的光阴里,你成了被改变的人,因为当生命与生命碰到一起,就产生一道明亮的光,真的。当灯泡跟电线连上后,如果那个灯泡是好的,它就会发光;当电流和灯泡碰到一起,一定会发出光来,一定是这样的。当男人或女人被预定得永生,他们看见了神的电流通过那个灯泡,无论在哪里,它都会发光。你可能还不足十瓦,但你有多少光,就会发出多少光。如果你不是五百瓦的,就发出十瓦的光。发出你的光。“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是的,先生。
36

当一个人进来跟神连上了,他就认出自己没有用处。人既然什么都不是,他还怎么能到处去夸耀说他多了不起和他所做的事呢?人从一开始就什么也不是。有一天,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或某个地方,我想不是在孟菲斯,而是那里的某个地方。我跟戴维斯弟兄在一起,正在举办一场复兴会,很可能是在孟菲斯。我们去他们那里的一个大礼堂,不是大礼堂,而是有点像艺术画廊,他们那里有从世界各地弄来的伟大雕像,有大力神等等不同的雕像和许多伟大艺术家画的作品。后来,他们对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人做了一个分析。你知道他值多么钱吗?八毛四。他就值这么多钱。你从他身上得到的所有化学物质就值八毛四,刚好够买一点石灰水去刷一个鸡窝的,他所有的,就只是一点钙和一点钾,全部只能卖八毛四。但我们却如此地照顾这八毛四,呵护它。

37

有两个男孩站在那里,一个看着另一个,说:“吉姆,我们不值几个钱,是吗?”

他说:“是啊,我们真是不值钱,约翰。”
我说:“但等一等,孩子们,你里面有一个魂值一万个世界,它能被神的大能救赎,只要你愿意被救赎。”
人,当他看到这些事时,就有责任去告诉其他人。我还是孩子时,就看见了,我毕生都花在它上面。我唯一遗憾的是我只有一条生命,真希望我有一万条生命。我若有永生,我仍要告诉人们这件事,因为这是我所找到的最伟大的事。
如果你读《以西结书》33章,《以西结书》33章,有一个守望的人坐在城楼上,这个守望的人要对全城负责,阿们!呐,现在我要讲这经文,让你们属灵的良知清醒一会儿。那个守望的人必须是个受过训练的人,他必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在远处,敌人一出现,他要能察觉到。他要能分辨他们的步伐;分辨他们的颜色;分辨他们的队列和布阵。人肉眼所能看到的,他要能看到。他比其他人更高,因为他受过训练,能分辨出敌人。神要在他手里追讨整座城。“守望的啊,夜里如何?”[赛21:11]哈利路亚!
38

今天,神的战士也要这样,他们在这道上受训。当一点小摩擦出现,当其它不合圣经的东西出现,他们就警告自己的会众。任何不合圣经的事,任何事若不像是神的事,就如搞鸡汤晚餐、跳舞和其它用来付清牧师工资的事,这些事是错的。教会里玩邦科牌和纸牌会,都是错的。在城墙上真正的守望者,他曾经进到神的面前。如果他没在城墙上,或只是假定要在城墙上,那城墙就不会比其他的会众高多少。但如果他是个好的守望者,神就举起他,进入其他人永远达不到的领域里。但他要看守羊群,神要向他追讨。站在神面前的神人,知道神就是神,也知道神持守他的道,他留意神亲自来做,履行他的职责,持守他的道,而不管有多少组织和宗派企图拆毁它,他都知道敌人的队列和布阵,阿们!一个真正的守望者,他知道要告诉会众什么。

39

如果我们已经承认他就是神,我们在他面前,已经认罪了,这些罪便从他记忆的册子上被涂抹了。除了神,没有人能做这事。呐,你可以任意恶待我,我会原谅你,但我还会记得。如果我恶待了你,你原谅了我,但你还会记得。可是,神可以赦免,也可以忘记。想想这点,“甚至不再记念了。”阿们!这让我感觉太好了。它永远不再被记念了,除了神,没有人能做到,只有神能那么做。他说他要从他记忆的册子上涂抹它。我做不到,你做不到,因为我们只拥有这些有限的感官,但他是无限的神;他绝对能忘掉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阿们!

40

有个来自农村教会的年轻女士,她父亲是个老式的、爱叫喊的传道人,或教会的一个成员。后来,她搬进城里,跟那边的女人混杂在一起,举止不得不像她们一样,赶时髦。有一天,她爸爸妈妈要来,哦不,是他爸爸,所以,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她妈妈已经死了。所以,这个老人,他只做一件事,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拿起圣经来读,整天哭泣、祷告和叫喊,在房间里跑上跑下,女儿对这事感到有点尴尬。所以,整个晚上,要是他拿起圣经开始读,就会从床上爬起来,大喊:“荣耀归给神!哈利路亚!哦,荣耀归给神!”会在半夜里跺脚,哭泣。

41

所以,有一天,这女子想搞个小型的茶会,像往常所做的那样招待她的教会成员,你知道,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打发她爸爸。毕竟,那是她爸爸。所以,她决定让父亲到阁楼上去,就说:“爸爸,你不想跟这些女的呆在一起,是吗?”

他说:“是的,我不想那么做。”
她说:“那好,我们今天请教会的姐妹到这里来,我们想有个小聚会,一个小祷告会。所以我跟你说,爸爸,要不你就上阁楼上去吧?”
他说:“我正想要那样做。”
所以,她说:“读读这本好书吧。”她给父亲一本地理书,拿走他的圣经,这样他就会保持安静。因为她知道,如果他读圣经,瞧,他就会在楼上搞出许多噪音。于是,他就去到她们上面,你知道,她们正在那里搞她们的聚会。她把地理书给他,说:“这是本好书,爸,你应该读读,因为它讲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
于是,他说:“我很乐意读这本书。”
所以,她说:“呐,你到上面去,要特别的安静,等这些姐妹走了,然后我会……你再下来,那么,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同意这么做。所以他上楼了,坐在那上面。
42

你知道,她们都在举办茶会,谈论这个那个,你知道聚会是怎样的,大家过得很愉快。大约那个时候,楼上开始出动静了,大声叫喊和跳跃,墙上的灰都给震掉了。老人在阁楼上拼命地跑上跑下,跳上跳下,大喊:“荣耀归给神!荣耀归给神!”那些女的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楼上出了什么事。他从阁楼上飞快地走下来。

她说:“爸爸,我给了你一本地理书看。”
他说:“是,我知道,”说:“你知道,我正在读这本地理书,说海洋有些地方是没有底的。”又说:“昨天我读到了这里的圣经,神说,他把我的罪放在永不记念的海洋里了。荣耀归给神!”说:“它们仍在下沉,它们没有尽头;一直在下沉。”没错。他是为那个而叫喊。瞧,没错。
43

神把我们的罪放在永不记念的海洋里,将它们涂抹,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哦,然后,我们靠着神的恩典,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而站立,纯净、圣洁,跟他一样圣洁,因为当我上到那里,他没有看见我,而是看见他自己的儿子,他只能是这样看。他看不到我,因为我在他儿子里面(是的,先生),他只看到他的儿子。这岂不美妙吗?我们不用再去想那些罪了;都没有了,都在宝血下了。是的,先生。不用再忧虑了;都离开了,都离开神的记忆了。他甚至不再记念了。

44

以赛亚,这位大能的先知,他承认自己的罪,他说:“祸哉!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一位先知。“我是个嘴唇不洁的人,我的会众也是不洁净的,”瞧?“我对之传讲的人,他们是不洁净的,我是不洁净的。祸哉!但有一群天使掠过云彩,从神的荣耀中下来,我抬头看,看见主的衣裳遮满整个天。我观看这些从不知何为罪的天使。”他们甚至从不知何为罪,他们在神的面前;用两个翅膀遮脸,用两个翅膀遮脚;用两个翅膀飞翔;昼夜呼喊道:“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神。”太好了!那会使你觉得有点不圣洁,不是吗?呐,他怎么做的呢?他说:“我有祸了!”

45

当他认了罪,说:“我有祸了!”天使就过去拿火剪,取了一块代表圣灵与火的火炭,过来沾在先知的嘴上,说:“我洁净你了。”然后,两个翅膀像那样飞行,飞离了时间的帷幕,他就听见神说:“谁肯为我们去呢?”

过后,他发现有一种除罪的方式,神需要某个人为他去,他就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他在神的面前,认了罪,他的罪就被洁净了,准备事奉,阿们!
正如诗人领悟到这点后说的:
罪恶羞耻,万人沉沦灭亡; 听那悲哀痛苦的喊叫; 赶快,弟兄,赶快救他们; 快快回答:“主,我在这里!”
46

当我想到非洲、印度以及全世界,几百万异教徒叫喊,呼求怜悯,谁肯去呢?不是递给他们一本小册子,而是把耶稣基督带给他们。某个进到神面前的人,像摩西,能够去到那里,向他们显明真实的拯救,不是叫他们加入教会,或握手,懂一个信条,乃是给他们的魂带来拯救;需要某个属神的好人。是的,以赛亚认了罪,被洁净了。

47

雅各整夜摔跤,承认自己的罪,你们记得他所在的地方吗?叫做毗努伊勒,P-e-n-i-t-e-l,毗努伊勒。“毗努伊勒”这个词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全能神的面”。雅各,这个小恶棍度尽了所有……他名叫“雅各”,意思是“抢夺者”,就是骗子,他度尽了一生,远离神,但有一次,在毗努伊勒,他进到了神的面前,在神面前,他抓牢了神,不肯放开。神啊,我们需要更多的雅各。他在神面前坚持要得见神的面,一直坚持到日出。神说:“容我去吧,因为日头要升起来了。”他呆在神面前,一直到日出,但他离开时已经称义、得救了。日头。

48

哦,现在知道他一直摔跤到底,真是太好了。因为他见过神的迹象,做过关于神的梦,但这一次他在神的面前见到神的面。想一想这点,朋友,现在我们要快点了。

在神的面前,人就改变了。雅各改变了,呐,他能与神同行了。是的,跟先前他去那里的时候相比,他不一样了。现在争战结束了,是的,先生。他开始筑了一座坛,你知道,他还不太习惯筑坛。但我告诉你,当你进到神的面前,你就想在某处筑一座坛;你就想找个可以祷告的地方。他筑了一座坛,他被洁净了,神得胜了。
49

雅各从“雅各、抢夺者”被改成了“以色列、与神较力的王子”,这就是发生在雅各身上的事。抢夺者,骗子,不义者,不圣洁的,骗子;骗了他哥哥,偷了长子名分,事实上,是用一种肮脏的手段从他哥哥那里骗来的,这么一个骗子。他骗了他岳父,他插上杨柳枝,当牛上那里交配,看到枝子,就生出了有斑点的小牛,还有羊,它们看到有斑点的枝子,就生出了有斑点的牲畜,它们就有了胎记。骗子,骗了自己的岳父。骗了他母亲,骗了他爸爸,骗了他哥哥,但当他一旦进入……他是个恶棍。无论去哪里,他都在逃跑,总是逃离神;他逃离了他哥哥。但当他进到神的面前,就意识到自己是个罪人。他怎么做呢?他怎么做呢?他看见了自己的机会,他遇见了以前连想都没有想到的事,他留在那里,直到所有的罪都没了。哦,神把他带到自己的面前。

50

神安排了一条路,让人进到他面前,然后由他们自己做决定。有些人逃离了他;有些人跑向了他。如果他们是预定得生命的,就会相信,就会持守它。如果不是,就会设法跑掉,并说:“根本没有这回事,”瞧?那样的人是失丧的。承认自己罪过的人,必蒙赦免。你若遮掩自己的罪过,必不亨通,不会的。

所以雅各,你知道,第二天他遇见他哥哥以扫。那时,他不再需要以扫的帮助了,不再需要他的军队了,他在专心筑坛了。他再也不怕以扫了。
51

《诗篇》16:8,大卫说:“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那是该做的美事。《诗篇》16:8,“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这样,他就不会混乱了。他想要知道神的同在,所以,大卫说:“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呐,我,大卫,将耶和华摆在我面前,总是知道是在神的面前。”这对我们今晚所有的人岂不是一个好功课吗?将耶和华摆在我们面前,这样就知道是在神面前。把他放在第一位,为什么?在你们面前把他放在第一位,为什么?这样,你就不会犯罪,因为你意识到自己常在神的面前。当你意识到神就在身边,你就会留意所说的话。

52

一个人,当他认为神不在了,他就会说粗话,就会贪恋女人,就会做……就会偷盗、欺骗、说谎。当他以为神看不见他,他什么都会干。但把他带到神的面前,他马上就会停止,看到吗?大卫说:“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这是件好事。难怪神说,大卫是一个合神心意的人。当人以为神不在旁边时,他什么都会干。但当他意识到神就在附近,你曾注意到罪人吗?让一个属神的人走上去,如果他还有起码的尊重,他就不会再说粗话了。瞧?他就不会再讲以前会讲的那些下流玩笑了,瞧?看,他会停止不说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在神的面前,因为神住在他百姓的帐幕中,瞧?

53

大卫这样做之后,他说:“我的心要欢喜。”希望你们读一读,《诗篇》16篇。“我的心要欢喜,我的肉身也要安居在指望中。”为什么?我的心要欢喜,因为我将神常摆在我面前。“我的肉身要安居在指望中;我若死了,也必要复活。因为他必不叫他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瞧?当大卫将神摆在他面前,就知道他常在神的面前。“你们要先求神的国。”

54

听着,教会,我爱你们。我要你们现在听我讲。就像麦卡利弟兄常说的,我要说一件事了。要将主常摆在你面前,不去做那些你在神的面前不会做的事,因为他正在注视你,瞧?耶和华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他没有……他就在你附近。他知道你正在做的事,你必须认识到这点。当你开始要说谎时,就不要做了。记住,神正在听你。如果你开始要欺骗,就不要做了;神正在看着你。如果你开始妄称主的名,就不要做了;神正在听你。你开始抽一根烟,他就在注视你,瞧?我们过去常唱一首歌。

一路行走天路,你魂要真识悟, 有眼正在看你。 你所走每一步,这大眼睛醒着, 有眼正在看你。
记住,要像大卫那样做,常将神摆在你面前。那么,你的心必要欢喜,你的肉身也要安居在指望中,因为他应许了。是的,先生。他知道自己必复活,因为神应许过了。好的。
当我们进到神的面前,我们改变了,永远不再一样了。看看历代以来那些人生命中走过的每一步;看看亚伯拉罕。你说:“可是,生命改变只是给传道人的,”哦,不。生命改变是给每个人的,瞧?
55

呐,亚伯拉罕是个农夫,但当他听见神的声音对他说话,看见那个异象后,从那时起他人就改变了。他将自己分别出来,离开本族,离开所有同乡,在余下的生命中,成了客旅和寄居的,行在一块陌生的土地上,住在帐棚里;因为他清楚地承认自己正在寻找一座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他知道有一位神,某个地方有一座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这是《希伯来书》11章告诉我们的,他正在寻找一座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他是一个改变了的人,尽管他只是一个农夫,但他看见一个异象,进到神的面前,从那时起,他人就改变了。

56

摩西,他是个牧羊人,但当他进到神的面前,他人就改变了。他过去是一个懦夫;身后虽有整个军队,却逃离了法老。但后来他手里拿着一根杖,回去接管了整个国家,瞧?为什么?他进到了神的面前,他人就改变了,一个牧羊人。

彼得,一个渔夫,对打鱼,哦不,是对神一无所知,也许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如何抓鱼。但当他进到神的面前,看到了那能创造鱼的伟大造物主,当时,耶稣告诉彼得下网打鱼。那里根本没有鱼,因为他刚把网拉上来。但他说:“主啊,就依从你的话。我相信你是神的儿子,如果你让我,只要我下网,你告诉我要照你的话去做,因为你和你的话是一样的,我就下网。”当他开始拉网时,他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看,一个渔夫,当彼得遇见基督后,他人就再也不一样了。之后,他对神极其忠诚,被赐予了天国的钥匙。是的,先生。
57

保罗,一个自以为是的法利赛人,受过那个时代世界上所有宗教的教育和训练,是那地上学问最高的学者之一,但有一天,他进到那火柱面前,进到他因无知而逼迫的那位神面前。他是个法利赛人;他不相信神曾是一个人。他知道神是火柱,他把自己的百姓带出埃及,一路上都与他们同在。当他看见这火柱,就仆倒在地。然后,他听见一个声音说:“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他就是那个说“你们受的是什么洗”的人,他曾进到神的面前。从那时起,他人就改变了,他曾在神的面前。这改变了一个人。
58

查尔斯·G·芬尼,一位律师,费城的一位大律师,当他进到神的面前,就放下他的法律研究,成了这个国家曾经有过的最有能力的传道人。[原注:磁带有空白。]

他是个传道人,因为有一天,他进到了神的面前。有一次,他想过要学习服事主。你知道他的书吗?我有他的自传。他出去祷告,他以为自己是传道人。他有一个愿望,想要传福音,就写了几篇讲章,想要去传讲。有一天,他走出办公室,去到外面的林子里祷告。他跪在一棵被风刮倒的老树后面,每个下午他都去那里,非常虔诚,但他不相信……
教会里有两个妇人总在说:“芬尼先生,我们正为你祷告,让你领受圣灵。”
他说:“我有圣灵了,”说:“我是传道人。”
她们说:“芬尼先生,你是个了不起的人,你对神的道领悟很深,但你需要圣灵,我们正在为你祷告。”甜美、可爱的妇人。
所以,他就这样继续下去。每天他出去到办公室后面,他老板和所有人在那里工作,他走出他的律师办公室,去到外面祷告。有一天,他正在外面祷告,听见树枝折断的声音,他以为老板来了,在找他,就猛地跳了起来。他当时正在说:“主神,我相信你。”一听见树枝断的声音,他就站起来,“啊哼!啊哼!”他周围观看,要看哪里有树枝断了。就在那时,他进到了神的面前,他意识到那根树枝断了是为了一个目的。他站在那里,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他说:“可能那些妇人是对的,我耻于让人看见我对我的神说话,但我却认为让人看到我跟我的老板说话是一种荣誉。我的主比我的老板要伟大得多呢。”说:“主啊,赦免我,用圣灵充满我。”他开始大叫,呼喊,他是在神的面前。他飞快地跑进市区他的办公室,拼命地喊叫,所以不得不走到门后面,说:“主啊,我给你带来了羞耻,把我藏在这后面,直到这阵发作过去。”为什么?他进到了神面前,他人就改变了。他过去常常传讲的讲章,后来同样传讲这些讲章,许多灵魂来到了祭坛前。看,他进到了神的面前。
59

慕迪,一个老鞋匠,几乎不认得ABC,没错。他的语法很差劲。一天,有人告诉他:“慕迪先生,你的语法太差劲了。”

他说:“但我在用它赢得灵魂。”
所以有一天,在报纸上,编辑去写文章在报纸上。他过去了,要看这人怎么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招集到一大群人,这个小老头,秃顶等等,胡子垂下来,肚子有点大,是个外表很难看的人。所以,这份报纸给他做了真实的报道,说:“我不明白到底人们在德怀特·慕迪身上看到了什么;”说:“他很丑,尖嗓子,胡子垂到腰部,脑袋秃得像个南瓜;”又说:“人们怎么能从慕迪身上看到任何东西呢?”
后来,慕迪的经理刚好看到了报纸,就说:“你看,慕迪先生,我给你读读这个。”慕迪自己不会读。所以,他说:“我给你读读这篇评论。”那人写了那篇评论。
慕迪只是耸耸肩,说:“当然不,他们是来看基督的,”就是那样,为什么?他曾进到神的面前。他从做鞋底子让人们穿开始,到为人们预备福音的鞋穿在脚上,为什么?他来到了神的面前,是的。
60

有一次,一个小妇人进到神的面前;她曾犯了许多罪。从她意识到自己在神面前的那一刻起,她所有的罪都赦免了,就像百合花一样纯净、洁白。哦,我在这里可以说的人还很多呢,但时间不允许了。

我想稍微谈一下我自己。有什么还会比我更低吗?我来自哪里?来自一个酒鬼的家庭;来自一个谋杀犯的家庭;来自一个酿私酒的家庭。你们知道这点,每个人都知道;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什么样的名声。在街上,人们不跟我们说话;我去城里,开始要跟人说话,没有人要跟我说话,除非周围没有人,他们才会跟我说话。别的人一出现,他们就离开我了。我站在那里,哭喊着:“不,不是这样的;不可能是这样的,这是不对的。”
61

但有一天,我进到了神的面前,他改变了我,使我成为另一种儿子。他的恩典把我带到他面前,我永远都不想离开它。现在,我在这里已经三十几年了,我不想离开它。我得到了确据,我会永远在那里。甚至死亡本身也不会使我离开他的面,不会的,我会永远与他同在。当我第一次看见他的面,我也像以赛亚一样喊道:“我有祸了!”接着,他用恩典触摸了我,我人就改变了。以前的那个叛逆者,一个跑到外面瞎混,什么都干的人被改变了,从那时起,我成了神的孩子。从那时起,我渴望献上整个生命来服事他,只希望我还有一万条的生命可以献给他。现在,这个身体已经衰弱不堪了,五十三年过去了;其中大约三十三年或三十二年是用在福音上。希望我还有一千年生命可以用上,为什么?当我一进到他面前,认识到有个人,他爱那些不可爱的,有个人爱我,因为没有别人爱我;有个人关心我,因为没有别人关心我;我拥抱他的十字架,将它抱在身上;那时,我和他就成了一。从那时起,我就爱他了;他触摸我、赦免我的罪,用他的血涂在我的胸膛和心里。我很高兴今晚能成为属他的人之一,我从未想过要离开这属天的所在,即使那试探人的再三想来劝说我;但我在神的亭子下是安全的,在他的爱和恩典中是快乐的,我正活在哈利路亚的这一边。哦,它使我的心欢喜。

62

我向每个疲乏的人推荐他;我向你们没有指望的人推荐他。你们从未进到他面前的人,唯一要做的就是承认自己的罪,认识到你错了,今晚,神有那位命定的天使,叫做圣灵,他必除去你一切的罪。然后,你喊道:“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然后,你会举手歌唱: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我爱他,你们呢?要活在主面前。
63

今早,我来到这个讲台时,感觉很糟糕,很恶心。上个星期,我跟几个坐在这里的密友去了南部的肯塔基。如果在那里呆久的话,他们会杀死我的,肯定会的;用他们的热情。他们有一些我一生中所知道的最好的厨师。当我已经吃饱到再也装不下时,“伯兰罕弟兄,再来一点这个吧!”我几乎是硬往下塞的,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我吃得太饱了,连走都走不动了。睡不着觉,我就起来走一会儿。今早,当我进来这里时,还不是觉得很好。可是,一旦我进到神的面前,问题就解决了,全解决了,感觉全都消失了,没错。哦,要活在主面前。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现在让我们低头。[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
他为我做这样多。 赦免我一切的罪孽, 他宝血洗净我罪愆。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
64

呐,如果你们今晚在这里,我知道神的同在就在这里。刚才我站在那里,看到神之会的一个小女孩,我为那个小孩祷告,圣灵就降在我身上。她父母从神之会的安德森营地下来。那里的监督认得这孩子,医生们说:“她得了白血病,很快就会死了。”这个可爱、甜美的小女孩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她回到那里,伸出小手给我看,手上尽是针眼等,发了青,整个都肿了起来。我看了她一下,就看见一个异象。她父母正在那里读一本书,他们对书一无所知。那里的营地总监告诉他们说,把孩子带到这里来。他们想等到我们举行医治聚会的时候再过来。我说:“现在就把孩子带来吧,”我觉得有带领。

65

当时我正站在那里,圣灵回到过去,说出了这孩子的往事,说出了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们做过什么事;说出了小女孩的志向,想成为钢琴演奏家。那母亲差一点喊叫起来。那父亲说:“这是神的真理。”他们现在正坐在车里听,进不来,现在正坐在外面听。

有一块阴暗的大幔子悬挂在孩子头上。我说:“撒但,你被打败了。”
“神啊,你不偏待人;靠着你复活的大能,作为你的仆人,我驱赶这魔鬼离开孩子。”一道明亮的光在她头顶上闪烁,病就过去了。阿们!是什么?肯定的,他配受一切的赞美。
66

他晓得万事,他知道你的心,你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也知道。今晚,如果有丝毫的罪挂在你身上,你别想身上带着那罪进到神的面前,你愿意再次举起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在那天我要无罪地进到神的面前。”神祝福你们,有许多的手,神看见了;就在他的面前。现在,我要告诉你们该做什么。呐,要认真听。像大卫那样去做,现在就将主摆在你面前;将主摆在你和那罪中间,不管那个老来搅扰你的罪是什么;可能是说谎,可能是偷盗,可能是恶念,可能是脾气,可能是喝酒,可能是抽烟,可能是赌博;我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贪色;可能是其他,我不知道是什么。不管是什么,将主摆在你面前。这样,你的心就必欢喜,你的肉身也要安居在指望中,因为你知道基督应许过,在末后的日子他必复活。当他来了,我们将进入他的样式中。现在我们祷告时,请你们这样做。

67

我们的天父,一个劳累疲乏的仆人讲了一个断断续续的信息,但我只是在思想活在神面前—这个主题。今晚我们看到,进到你面前对那些圣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在他们身上起了何等的影响。众圣贤,大能大力的众先知,由神所委派和差遣,传讲神的道,面对面遇见神时,却仆倒在地,好像死人一般。主啊,到那日我们又该怎么做呢?我们思考过了,我们一直在思想这事。主,我们讲完后,有四十或五十只手在思想它,因为他们举起了手,或者说是那只手下面的心在想着要遇见主。如果他们必须遇见主,他们要怎么做呢?

68

主啊,我的手举起来了,我要做什么呢?父啊,在许多事上,我做错了。今早,我要在教会面前承认我的罪,正如那天早上我在山顶上向你认罪一样,当时正刮风下雪,在那边的山顶上,我怎么哭喊,求你赦免我的愚蠢。我多么惧怕来到我弟兄们面前,他们一些人把我当作你的先知仆人。主啊,我多么不愿来到他们面前,跟他们讲我会做那样愚蠢的行为,但神啊,我认罪,不遮掩罪过,对我的魂是有好处的。所以,要对你诚实,在会众面前,主啊,我认罪了。我错了,我完全错了,我祈求赦免。

69

还有,父啊,我对你、在服事你的事上一直拖拖拉拉,许多时候,也许我本可以坚持得更久,而我却没有坚持。父啊,我承认我的罪。我请神的天使藉着耶稣的血把我洗净,脱离罪。今晚,有其他手举了起来,他们一些人以前可能从未祈求过赦免;但我确信这样一件事,即: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必将它们涂抹,放在永不记念的海洋里,永远不再记念了。父啊,我承认自己的罪,因我没有在那些人面前行得对,我没有像基督的仆人一样去行事,我没有。我担心人们可能会对我动怒,心想,我不当伤人的感情,主啊,但我没有想到我对你做的是什么。现在,我祈求你赦免我。现在,父啊,我知道,我若祈求赦免,就得了赦免,你就把那些罪放在永不记念的海洋里,你永远不再记念那些罪了。神啊,我为此感谢你。

70

我祈求你让这里的每个人,他们面前有罪或有什么不断搅扰的罪,愿他们挪开它,像大卫一样把主摆在他们面前。因为现在我们喊道:“祸哉!因为我眼见神的荣耀,我是嘴唇不洁的男人,或嘴唇不洁的女人、女孩、男孩或什么的。”不管我们可能是什么,我们是不洁净的,所以,我们祈求耶稣基督的血—最适合的祭物,来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使我们能永远住在他面前。今晚,让我们从这里出去后,我们的心要欢喜,我们的肉身安居在指望中,也知道这点,当耶稣来了,我们要与他一同复活,有他的样式,在空中与他相遇,被提;那时倒计时就完全结束了。我们看到第七个教会时代已经数完了,现在要准备起飞了。神啊,我们祈求你,在你关门之前,如果今晚这里有人还从未进来过,愿他们赶快进来,因为我们感到怜悯与审判中间的怜悯之门正在被关上。那些要接受怜悯的人就会走进去,那些不进去的将要遭受审判,神要关门了。愿今晚对每个认罪的罪人来说,没有一扇门是关着的。愿我们都得到宽恕和怜悯。奉耶稣基督的名。

71

现在,父啊,为着那些病人和受苦痛的,为着那些有需要的人,我祈求,你的恩典供应他们所需要的一切。愿他们走进基督里,进到他的面前。将基督,基督,这应许……“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那是我的罪。因他受的鞭伤我得医治;所以,我将主摆在我的疾病面前。他在我右边,我必不致摇动;于是,我大胆地走上前,承认我得了医治。因他受的鞭伤我便得了医治。”主啊,求你应允他们每个人。我们知道,我们若用心承认,或用嘴承认,用心相信,便会得着所求的。

你说:“你们无论说什么,信它必成就,就必得着所说的。”父啊,我们相信,相信你必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主啊,赐给我们恩典来服事你。
72

求你与这些人同在,他们许多人今晚要走夜路;他们许多人要走很多路。主啊,不要让任何事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穿越这个国家,来坐在这里听倒计时,要明白我们离末时有多近了。呐,我叫他们离开后,将神摆在他们面前,一直在他们面前,在任何事面前:在他们的旅途面前,在他们的动作面前,在他们起床之前,在他们上床之后,一直到他们睡觉之前,不管是什么,将神摆在第一位。“因他在我右边,我必不致摇动。”所以,愿他们的心欢喜,知道他们得到了所求的,因为神应许过了,愿他们的肉身安居在指望中。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73

现在,你们相信自己已经将主摆在你们和你们的罪中间,摆在你们和你们的疾病中间,摆在你们和你们的过犯中间,摆在你们和你们的道路中间吗?“主常在我面前,我也在他面前。下次我开始点烟时,主在我面前;下次我开始贪恋时,主在我面前;下次我开始说错话时,主在我面前;下次我开始说坏话时,主在我面前,我必不致摇动。阿们!我每天要活在他面前,每天说话做事都在他面前。我行事为人,要像主在我面前一样,因为今晚我已将他摆在我面前。我必不致摇动。”你们爱他吗?

74

呐,现在让我们起立。哦,我觉得太好了,我觉得自己都不想回家了。你们知道才八点三十五分,我提早了两个小时左右,这岂不美妙吗?哦,但现在,我们要离开了,让我们记住,我们必须携带耶稣的圣名,当作盾牌敌诱惑。每当试探四面环绕要攻击我们,让我们记住,只要呼吸这名在心间。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它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75

多少人喜欢我们的牧师内维尔弟兄?你们不为一个美好、诚实、平凡的人而感谢主吗?他相信福音,顺从神的命令,做了如此美好的工作,传讲这道,总是在教会中守住这大好的属灵氛围。记住,我去过东海岸,走遍南方,北上西海岸,穿越加拿大,我没有遇到过一个教会像这里的这个教会这样属灵。他们退化了,是的,要么变得癫狂,要么凭着血气做,要么冷淡到根本动不了了,就是这样。呐,你们彼此相爱吗?哦,彼此握手,说:“赞美主!”赞美主!赞美主!赞美主!我的弟兄。赞美主!姐妹,很高兴在这里。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我知道了,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原注:伯兰罕弟兄赞美主,跟人握手,说话。]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诱惑; 每当试探扰你心灵,(你怎么做?)呼吸这名在心间。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76

现在,让我们低头。轻轻地,现在不要让我们忘了这个,让我们再唱那一节。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做什么用?) 当作盾牌敌诱惑;(当撒但想要诱惑你) 每当试探扰你心灵,(你怎么做?) 呼吸这名在心间。(“因为主在我面前,我必不致摇动。”)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阿们!)地之望并天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