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725 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1

谢谢你,弟兄。神祝福你。任何不能在讲台后面传讲的人都不能被称为一个传道人,对吗?奇妙又美好,做的很好。我真的是很欣赏我可爱的弟兄。我刚刚询问了他,他离的有多远,能否来参加下一场聚会。我相信他是从(我没有弄清楚)另外的省来的或什么的。但这非常好。非常感谢神赐予这位弟兄这样可爱的天赋来唱他的赞美之歌。你知道,这都是要成就这福音。那天我在美国那里讲道,讲了四种看到神的方式。你知道……如果你四下里看看的话,有上千种方式能看到神。他无处不在。

2

呐,昨天晚上我们很抱歉留你们到那么晚,在这里你们实在是很热。跟我在一起的一些朋友说:“呦。”他们都不停地扇扇子。所以我……那时有人说:“那根本不会搅扰到印第安人。他们整个晚上都呆在那里,在晚上余下的时间里做见证。”所以我很感恩。也许等我走后,就有人起来开始做见证,述说主为你们所做的事。

3

你们有多少人听说过汤米•欧斯本?他是我的一个非常宝贵的朋友,他经常去到落后的乡下,或漂洋过海,是个传教士。他说……一次我正在……我正在去南非的路上,他来到了聚会中。当时我在纽约城,我走到讲台上时,就是他们在那里进行摔跤的地方,那里的那个大竞技场……那个地方被挤满了,人都挤在一起。

我从讲台上走下来,汤米就跑过去,抱住了我的腰,开始抱住我。我说:“汤米,你上这里来做什么?”
“只想对你说再见并祈求在你去到海外时,神的祝福临到你身上。”他是我的一个在医治事工中转向基督的弟兄。他说……
我说:“我猜你筋疲力尽了,汤米。”他已经传讲了很长时间。
他说:“没有,我没有分辨人心的能力,不会变得筋疲力尽的。你知道我怎么做的吗?我在那里站了十五分钟,用神的道把魔鬼捆了个结结实实。使他脱离不出来。然后我让他们彼此祷告,之后我就拿了把椅子,坐下来,听他们做见证一直到天亮,”他说:“一个人站起来做见证,说了神为他所做的事,那就会使其他的人相信,他会站起来做见证。当他还在做见证时,另一个人就站了起来。我就坐在那里鼓掌,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
4

哦。看到神如何运行他不同的事工(你瞧?),他怎样使事情成就,那真是太奇妙了。这个可爱的弟兄在这里唱诗,那是一种诗歌的侍奉。其他的人也有一个事工。瞧,神在教会中设立了预定的恩赐。其中的一个是,首先是使徒,先知,教师,牧师,传道人。

呐,使徒实际上就是今天我们所称呼的,我们给了他们一个新的名字,传教士。传教士就是一个使徒。呐,“传教士”这个词意思就是“被差遣的人。”“使徒”的意思是“被差遣的人,”是同一回事。但他们为什么要被称为使徒,或用传道人代替使徒,我不知道。但传教士必须要有神的呼召,被神所差遣,是一个被差遣的人。
5

先知就是一个先见,他能看到人的心并预先说出将要成就的事。呐,也有一个说预言的恩赐,这恩赐在本地教会的会员身上。他可以降在任何人身上。他们就会给出预言。然后除非有两三个见证人做出判断,那预言就不能被教会接受。然后他们必须要在上面盖上印,说那是出于神的。然后人们就必须观察那是否会成就。然后,那也许再也不会临到那个弟兄或姐妹了。也许下一次会临到另一个人……那是一个预言的恩赐。

但一个先知,他生来就是一个先知,是在创世之前就被预定的。瞧?呐,你要象接受耶稣基督,众先知的王那样来接受他。他是从伊甸园,女人的后裔来的,是先知。摩西生来就是一个特别的孩子,一个先知。施洗约翰,哦,以赛亚在他出生的七百一十二年前就看到了他,并说他就是那“在旷野中呼喊的声音,”那是在他出生前的七百一十二年。耶利米,神说他在他母亲肚腹中成形之前,神就知道了他,并使他成圣,被预定做列国的先知。瞧?
6

先知拥有神的道,他们生来就是先知。说预言的恩赐是不一样的。那是一种恩赐。呐,有九种……在教会中有五种被预定的恩赐:使徒,先知,教师,牧师,传道人。呐,那是神借着他的预定放在教会中的五种恩赐。

然后在地方教会中也有九种恩赐:说方言,翻方言,智慧的恩赐,知识和预言的恩赐,等等。有九种属灵的恩赐要借着教会运行。但有九种,有五种职分的恩赐是神放在教会中的。哦,我们何等喜爱看到他们都在教会中运行。
其中的一个是牧师,教师,等等。然后其他的恩赐会出现,做出确认。恩赐要彰显出来。神会使它成就,即使愚人也不会有借口,对吗?他会……神使事情成就的方式是如此简单。我喜爱这点。
你变得越简单,你就会在神面前变得越伟大。是那样的。永远不要试图高举你自己。当你那样做时,你就是在使自己卑微。瞧?要升高的先要降卑。
7

不久前,我在……(弟兄,我在这里做错了什么事吗?哦,谢谢你。好的。这好多了……谢谢你。也许在后面那里听得不太清楚。)

那是……最近我在……人们给我发来了一封信,要在美国的一个大城市举办一次大聚会,就在芝加哥,是一次五旬节派的聚会。哦,我不能去,但我也没有回信,负责的那个人给我带话来,“你不要来。”
“哦,”我想,“那没关系。”
然后,他们找了个大有名声的大传道人,哦,他是某个大圣经学校的教师。当那个人那天晚上上台时,他拿了一本大的书册。书有很多页,他从书页中做了一番知识的传讲,然后就合上了,一篇非常好的知识讲道。瞧?
但神的圣徒呆呆地坐着。讲道没有去到他们那里。神知道。当他站起来时,挺胸昂首,翻着衣领,你知道,都是像那样。但他发现那没有让神的子民明白。当他看到没有去到……他就合上了他的书本,并垂头丧气的,非常谦卑地走开了,转身走下了讲台。
有一个老圣徒坐在后面的角落那里,推了推身边的人,说:“如果他能用他下来的方式上台去,那他就能以他上台的方式下来。”那是对的。要在主面前谦卑我们自己。就该那样做。
8

我刚才在想……当我坐在外面那里时(我开车上来时在听博德斯弟兄讲完他的信息),我想到了我的印第安弟兄。我希望这是对的。我记得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我们弄到了一个马戏团帐篷,我在那里举行聚会。有一个印第安人进来,是从……我以为他是个纳瓦霍人。他走进来,是个非常典型的纳瓦霍人,你知道,他用一根蓝带子围在头上,穿着深红色衬衫。他没有坐在座位上。他直接坐到了地板上。瞧?

所以我……比利发出了那些祷告卡,他走下去,把卡混在一起,分发给了人们。当他……人们上到台上来,患有牙疼,另一个人有……也许他有一个,你知道,胃疼或别的什么,一些小的病症。
我对比利说,我说:“儿子,不要再向人们分发祷告卡了,没有用的;只是些牙疼的人,而其他的人却坐在那里,患有癌症,就快要死了。他们必须要上到台上来。先问问人们有什么问题,然后再发给他们祷告卡。有人……把那些快要死的人带到台上来,因为再有一个晚上,我们就结束了。在那里有大约五千个人得到了代祷,他们都是病的非常重的人。
所以比利走到了麦克风前面。他说:“爸爸说只把卡发给那些病的很重的人。呐,当我发祷告卡给你们时,你告诉我你有什么毛病,我才会发给你一张卡。”他说:“只是患有牙疼等等像那样毛病的人,还有一点点头疼的人,当然那对他们来说也是个大毛病,但比不上那些快死的人,心脏病人或患有很重的病的人。”
9

我要称呼他为酋长。他就坐在一个角落里,就坐在地上的尘土里,他走到比利面前,拍拍他的后背,伸出他的手。

比利说:“酋长,你有什么毛病?爸爸告诉我说要问问人有什么毛病。”
他说:“我病了。”
他说:“你病的很重吗?酋长。”
他说:“我病了。”
比利说:“哦,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说:“好的。你坐下吧。我过几分钟再来找你。”
他看着比利,那双眼睛盯着看。当那叠小卡片变得很薄了时,他又走过去拍了拍他。他说:“我病了。”
比利说:“酋长,你必须要告诉我你有什么毛病。爸爸说只发祷告卡给那些病的很重的人。你有什么毛病?你病的怎样?”
他说:“我病了。”
比利说:“好的,酋长。你拿着这个并在上面写上’我病了。’”你瞧?
10

刚好他在第二个晚上,就是接下来的一个晚上进到了祷告队列中。他到了台上。当然主开始说话,说出了他有什么毛病等等。

我说:“酋长……”
“是。”
我说:“你相信主会医治你吗?”他看着我。我看到他不是很明白。瞧?我说:“你相信主会医治你吗?”
他说:“是的。”
我说:“然后你会好好去做吗?”
他说:“是的。”我不管对他说什么,他都说:“是的。”
后来我发现,那是他会说的唯一的两个字。他只学过“我病了”和“是的”,在大约六到八个月之后,我又在那里遇见他的时候发现的。我说:“就是那个印第安弟兄。”我走到他面前,我说:“你好,伙计,”像那样的话。
他说:“是的。”
那里的传教士有人说他得了医治。瞧?他得了医治。那就是他所知道的。“是的。”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好的。”所以我们为那个简单的信心而非常感恩。在我们谈论圣经时,你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是的。”是的。
11

有一次,一个中国佬(今晚也许这里就有一些中国人。),他说:“你们美国人读的不正确。”他说:“你们都是像这样平着读。我要来为你读读约翰福音3:16。”他说:“你们读,’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信靠他的人永不灭亡。’”他说:“你们说,’不,不,不。’”他说:“我们中国人,我们从上往下读,’神爱世人,他赐下了他的独生子。’”是的。是的。

12

我环游世界,在不同的国家遇见不同的人,很惊奇地发现所有属神的儿女都是很好的人。无论是什么语言,无论怎样,他们都是神的儿女,是非常甜美的。我爱他们所有的人。挪威人,瑞典人,芬兰人,在芬兰,那里有一个小男孩从死里复活了。你们也许读过那个故事。

有五次之多,借着医生的检查,有五个已经死了的人,都借着神的恩典,通过异象又唤回了他们的生命。都有医生签署的声明。你们瞧?你们都在“基督徒商人”杂志上读过不久前的关于那个墨西哥小男孩的事吗?
13

呐,你瞧,在你发表任何东西之前,你必须要能证明它。瞧?你可以那样说。那没问题,因为你能否认那个。但当你印刷时,你最好把事情弄正确。这个墨西哥小婴孩,医生在那天早上签了字,说那孩子死在了墨西哥。那里有数千人。哦,一次祭坛呼召就一下子呼召出了两万个人。这个墨西哥小婴孩……

呐,他们都是天主教徒,他们是……
哦,那是如此的一个……他们那天早上九点就到了那里,一直等到我晚上九点去到那里,等着我们来到。我去到了讲台上,下了一整天的雨,倾盆大雨,他们就站在那里,站在雨中。
14

头天晚上,有一个墨西哥老弟兄走到了台上,脚上都没有鞋穿,裤子都破烂了,戴着一顶用麻绳缝起来的旧帽子。他象那样,摇晃着走到了讲台上。他伸手进口袋,掏出了一串珠子,说了句“万福玛利亚”。我说:“这没必要。”翻译员,埃斯皮诺萨弟兄……你们一些神的会的人应该认识埃斯皮诺萨。他跟……他是我的翻译员。我说:“这没必要。”

他走上来,我看着。我站在那里,脚上穿着一双很好的鞋,身上穿着别人送我的好西装。而那个可怜的老弟兄站在那里,根本没有鞋穿,身上也没穿西装。他的大衣都破烂了,连衬衫都没有穿,脏兮兮的。也许这个老人一生中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而我刚刚吃过了一餐很好的饭。
15

记住,他也是一个基督为之而死的人,跟我或其他任何人一样。跟我拥有同样多的权力。也许在家中有一群小孩子,也许是些年轻小伙子,因为他年纪跟我父亲差不多大,完全是瞎眼的。

我把我的脚放在他的旁边。会众们看不见。哦,讲台差不多有这个会堂这么宽,我把我的鞋放在他的脚旁边,要看看是否适合他。我想把我的鞋送给他。我是那样想的。但他的脚太大了。
然后我比了比我跟他的肩膀。我的大衣不适合他。我想:“哦,神啊,这就是他。”我看到他花白的头发垂下来,他的眼睛是白色的。我想:“巴不得我能在某个方面帮上他”。你必须要为那些人感同身受。我想:“如果我的爸爸还活着,那会怎样呢?他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了。”他也许是某个人的爸爸。我想……
然后,我就想到了撒旦对他是何等的邪恶。世界使他陷入到了那种境况中,他也许是穷困潦倒……但他都没有视力去看,去到处走走。
16

我把胳膊搭在这个老人身上,我说:“天父,我为这个亲爱的老人祷告。”我就看到了一个异象,他就站在我面前,正在看着我。哦,天啊。当异象来到时,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拦阻了。是的,先生。

我看到他能看见了。我就像那样推着他远离我,他大喊,“格劳瑞亚啊道斯”。意思就是“荣耀归于神。”他就象我一样能看到了。第二天晚上,象小山一样的披肩和帽子堆了有大约三英尺高,有十五到二十码长(他们怎么知道是属于谁的呢,我不知道。),都堆在一起,要求按手祷告。
17

当我去到讲台上,我的儿子比利,对我说……我们刚开始讲道。埃斯皮诺萨弟兄……我走上台。我们只有三个晚上,我们只有那么多时间。我说:“呐,我今天晚上要讲,就像我昨晚所做的一样,告诉了你们所有的人耶稣是谁,你们看到他从这里走出来,去到了会众中。你们看到他恢复了瞎子的视力。瞧,堆在那里的是多么大的一堆拐杖、椅子和人们所坐的东西啊。”

我说:“这要表明他们对复活的主为他们所做事情的信心。”我说:“呐,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比利走过来,对我说:“爸爸,我在这里有差不多三百个引座员。”他说:“他们都无法拦住一个小妇人。”他说:“她只有差不多这么高,是个年轻妇人。她有一个死了的婴孩,他现在就站在下面的雨中。”他说:“曼纳无法让她……”
18

曼纳……“曼纳”这个词的意思是“明天”,他太慢了,以至于我叫他“明天。”瞧?他应该在我之后来到……人们说是五点钟,他就会在大约八点半或九点到那里。瞧?我叫他曼纳。

他说……他在分发祷告卡。比利必须要看着他,不能让他卖卡。你瞧?那就是我们必须留意的,不是……一个分发祷告卡的人的工作是有责任的,这就是我让我的儿子分发的原因,因为人们也许会做一些不好的事。因此他必须要看着他,让他分发祷告卡。
19

比利说:“他发出了所有的祷告卡,这个小妇人没有得到。”他说:“人们都在站着。”在你目光所及之处,那围起来的一大圈人,有一个……一整天都站在那里,从那天早上八九点钟他们打开了门就开始,而那时已经是那天晚上九点半了,也许是九点四十五了。

他说:“这个小妇人从那些引座员中间爬了过去。她抱着一个裹在毯子里的死婴。她想要你为孩子祷告。她爬过了那些人的肩膀,从他们的腿中间钻过去。我们不得不挡在那后边,不让她钻到讲台上来(瞧?),因为我不能让她没有祷告卡就上到台上,因为这会引起混乱的(你们瞧?),因为人们站在那里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等一张祷告卡。”
20

杰克•摩尔弟兄(你们很多人也许都认识他,是从路易斯安那州的什里夫波特来的,你们一些人也许听说过他。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也在讲台上。我说:“摩尔弟兄,这个妇人不会认识我的。你去为那个孩子祷告,不管在那里发生什么事,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其中的差别的。”

他说:“好的,伯兰罕弟兄。”
他开始走,我说:“现在,埃斯皮诺萨弟兄,翻译。”我说:“正如我说的,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我看到在我前面有一个墨西哥小婴孩坐在那里。一张有点黑的棕色脸,正在对着我笑。孩子还没有长牙,只是露着小牙龈,就在我前面。
我想:“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婴孩。”我就停下了。我说:“不要翻译。”我说:“摩尔弟兄,等一等。”我说:“比利,让出条路,把那个妇人带到这台上来吧。”
然后他们就带了那个妇人上来,她就上来了。她跪倒在地上,开始呼喊“神父,神父。”意思就是“神甫”。她是个天主教徒。瞧?“神父,神父”。
我抓着她的手。我说:“站起来。站起来。”她抱着那个僵死的婴孩,差不多有这么长,在一条毯子下面,完全浸湿了。哦,一整天都是倾盆大雨,毯子完全湿透了。我说:“你懂英语吗?”
她还是不断地说:“神父,神父。”埃斯皮诺萨弟兄告诉她说要保持安静。
所以我抱着……我像那样按手在那条毯子上,那个僵死,冷冰冰的,僵硬的身体上。我说:“天父,我不想要……我知道你不需要用医治来证明你自己。你行医治是为要应验你的道。”我说:“我们都知道你是神,但在不久前,一个异象来到了我面前,你知道是个小婴孩。是这个孩子吗,天父?如果不是……”
就在那个时候,孩子“哇哇,哇哇,”开始像那样踢动小脚,孩子复活了。然后……
21

所以,我对埃斯皮诺萨弟兄说,我说……她就开始尖叫,像那样向后摔倒了下去。我说……是个美丽的小妇人,小个子,也许是二十多岁,也许那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所以我对埃斯皮诺萨弟兄说:“呐,对于这事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瞧?因为首先,派个跑腿的带着这孩子,去找到……让她的医生签个声明(瞧?),因为我们不想要……”这事必须得是真的。瞧?你不想要任何东西……有人读到什么东西时,你想要它是真理。不能在什么地方出错,因为那在神的面前是不正确的。
所以去让医生签了声明,那个婴孩那天早上九点因为肺炎死在了他的办公室里。而那是十点,差不多是那天晚上十点。已经死了那么长时间,但今天还活在墨西哥,健康而又快乐(瞧?),因为基督活着,基督是活着的。需要什么东西?简单的信心。
22

我对你们的牧师,埃迪•彼是羔弟兄说;今晚我对他说,或说是今天下午我跟他一起谈话的时候;我说:“这太糟糕了,我们不能有整整六个周的时间上到海岸这里来,进到这里的人们中间。”

他说:“伯兰罕弟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印第安人。”他说:“他们都是商业渔夫,他们都是在外面的这些海岛上,是从这外面来的。”
我说:“哦,天啊。我多么想要有一条小船,从这岛去到那岛,进到他们中间。”不仅是那样,而且我注意到昨晚在聚会中,你们一些瑞典人,挪威人,还有德国人,加拿大人坐在这后面,都有很好的信心。神祝福你们。你们都是很好的人。我们有一位爱我们所有人的伟大救主。我在这里……
23

我不能医治你们。如果我能医治你,我就会做的。瞧,你们知道我会那样做的。如果我能……如果能医治你……如果我要用一个硬币,二十五美分的硬币,放在地上,一整天都在这街上来来回回地用我的鼻子来拱动它,然后看到你会得医治,我也会做的。呐,神知道我的心。这是圣经。是的。我会做的。但那不会管用的。瞧?但……现在如果什么人过来说:“我能医治你,”你们不要相信那个(瞧?),因为甚至药物都不能医治。神是唯一的医治者。“我是主耶和华,是能医治你一切疾病的神。”

24

当时这个加拿大人,唐尼•莫顿……你们在“读者文摘”里读过这故事,那时他们把他一直带到了那里,他痉挛得很严重,是约翰•霍普金斯写的,梅奥兄弟诊所,等等,都弃绝了他。他下到了科斯塔梅莎,去到了聚会中。圣灵说话了。“读者文摘”写了下来,说:“那个传道人都没有问那个小伙子。他说出了那个小伙子是谁,说出他做过什么事,是从哪里来的,和那一切的事。”然后他就得了医治。瞧?

然后我就被叫到了梅奥弟兄诊所,为此进行了一次会面,他们说……我说:“哦,我……”他们从未把梅奥弟兄的名字放在那上面,但他们登在了“读者文摘”上。是创始人那样称呼的。当然作者不会说到关于医院的事,和医生是怎么说的。
很多伟大的……如果你读过那片文章的话,上面说很多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大诊所都弃绝了他。一个少儿麻痹病人,被登了出来,名字叫唐尼•莫顿。在大约四年前的十月份的“读者文摘”上。然后,他在这个小……这个大约八岁的小男孩……
25

哦,这真是个悲惨的故事,那个加拿大小弟兄是坐在一辆雪橇上下去的。他说他知道有几个又聋又哑的女孩以前被带到过我的聚会中,主医治了其中一个。其中的一个是教会里唱诗的,另一个是话务员,两个人都是又聋又哑的。

他说:“我们不会被击垮的,唐尼。让我们去告诉……”他妈妈等人认为他们也许只需要花五十美金,他们所有的人都可以去到美国,把唐尼带到聚会中,全部都够用。但那钱甚至都不够付他们的一张单程机票的。他们只能坐巴士过来,甚至都不能坐火车。当他们要去到那里时,他们必须要借用旅行指南才能去到那里,去到聚会的地方。
圣灵说出了他是谁,他是从哪里来的,等等,有点筋疲力尽的父亲,抱着他的孩子。那时圣灵一字不差地说出了会发生什么事。为了神的荣耀,主医治了那个孩子。当为此而举行见面会的时候,医生们在梅奥弟兄诊所说:“伯兰罕牧师,我们不声称是医治者。我们只声称是帮助自然。只有一位医治者。那就是神。”那是最好的声明,不是吗?瞧?
26

医生可以接上一条断的胳膊,但他不能医治。医生能拔出一颗牙,但他不能医治拔出牙来的地方。他能切除一条阑尾,但谁能医治呢?瞧,没有药物能建造细胞。细胞是长出来的(瞧?),没有任何东西能医治,没有人能。成长就是细胞的增殖,那是创造。只有一位造物主,那就是神。瞧?医生必须要把那个地方接起来,把骨头接在一起。医生能那样做,但(你瞧?),他们必须……需要钙,碳酸钾等等进到那骨头里,使它长到一起。

呐,如果我在外面起动我的车,或摆弄车把胳膊弄断了,我跑到医生那里,说:“医生,你是个医治者。请立刻医治我的胳膊。我想要弄完我的车。”
他说:“你需要进行精神治疗,伙计。”是那样的。
“哦,如果你是个医治者,请医治我的胳膊。”他不是个医治者。瞧?
他说:“我可以接上你的胳膊。必须要神来医治。”
因此(瞧?),圣经总是对的。“我是耶和华,是医治你一切疾病的。”是的。我们为医院,药物等等而感恩。他们可以帮助自然,但他们不能医治。不,他们不是医治者。神才是医治者。经文不能说谎。瞧?
27

呐,我猜这就是我花这么多时间的原因。你们太好了,我光站在这里对你们说话了,就是这样。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不……我用光了这段时间。我只有很短的时间跟你们呆在一起。但我想要跟你们做个约定。我可以跟你们所有人相约吗?在我们渡河去到另一边之后,我们又会变成年轻的男人和女人,我想要跟你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千年之约。

我们可以坐在常青树下,坐在那里谈话,亚伯拉罕会走过来,我们都可以站起来跟亚伯拉罕握手,但以理会走过来,我们也可以跟他握手,跳起来,呐喊几声,然后坐回去,可以谈论阿尔伯尼港,就是我们在这里举办聚会的地方。呐,这对一些人来说,听起来好像是虚构的一样。但那是真理。阿们。那完全是真理。
28

呐,在我们为病人祷告之前,或在我们做什么事之前,呐,我想要你们知道神的医治……我们不想要搞出我们的大影响。博斯沃思博士,我的一个好朋友,最近刚去到了天国,一个真正的老人。你们很多人都听到过佛瑞德•博斯沃思。那是一个敬虔、圣徒般的老人。他说:“神的医治就好像是去钓鱼。你不能给鱼看鱼钩;你给他看鱼饵。鱼咬到鱼饵就会咬到鱼钩。”

所以,那是……耶稣的事工有大约百分之八十六是神的医治。一些超自然的事情成就,就会引起人们的注意,然后他们就会相信一位大能的神。就是那样。你明白吗?所以神的医治只是次要的,你永远不可以主次颠倒。是的。彼是羔夫人,对吗?是那样的。你永远不可以主次颠倒。
29

所以,我们必须要记住,这是某种……呐,我能明白这个的真正方式……呐,今天在这世上我们有伟人,伟大的人:汤米•欧斯本,哦,还有别的人吗?尔罗•罗伯特,那些人……你们在加拿大这里也有伟人来到,借着祷告医治,按手在病人身上。哦,我尊重这个。哦,他们是属神的人,持守着伟大的信心。

但在多年前,当这些刚开始时,有人给我写来了一封信。他说:“伯兰罕弟兄……”很好的批评,我欣赏那点。最起码你知道你是站在什么地方,在别的人还不明白时,你知道,哦,是真心实意的,只是想要成为一个弟兄,告诉你是在哪里错了。我很欣赏那点。我总是接纳批评,只要那是对的。因此,这个人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你为两个人祷告的时间,尔罗…罗伯特可以为五百个人祷告。”他说:“你是我所见过的最慢的人。”
“哦,”我说:“那是真的。”就给他写回信……
但他说:“罗伯特弟兄可以站在那里,像那样按手在他们身上,当他们经过时为他们祷告,像那样为他们祷告,而你还站在那里对付一个人。”瞧?
我说:“但你瞧,神给了尔罗•罗伯特弟兄一种方式,为病人祷告,神给了我另一种方式,来为病人祷告。尔罗•罗伯特弟兄在照着神所告诉他的方式行事;我在照着神告诉我的方式行事。”是的。
30

我说:“呐,事情是这样的。当你在看……比如,如果你有伟大的信心,那会怎样呢?……(让我来看看,来说点事。通常有些人是迟到进来的。)呐,比如说,我们有大信心,在这讲台上站着一个人,所有人都过着大好时光,为着神的荣耀大喊大叫。”我说:“呐,也许这个人偷了钱;也许他过着邪恶的生活;也许跟某个不道德的女人鬼混,或犯了杀人罪或什么的,神才让这种疾病临到了他。”你知道,神用疾病来鞭打我们,把我们带向神。你相信吗?肯定是的。看看约伯和主的管教。

呐,你必须要注意,先知的恩赐会让你自己陷入麻烦的。肯定会的。呐,如果这个人做了某些恶事,而我站在那里,就是我们美国人所称为的斗牛犬的大信心,我抓住他,说:“哈利路亚。哈利路亚。撒但释放他。荣耀归于神。”我就把那个疾病从他身上拿走了,而神使疾病临到他是一个目的的。我就惹到神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31

也许你们还没有明白。等等,让我给你们一些经文。我知道你们不会怀疑这圣经的。这里,让我们来看摩西。有多少人相信摩西是个先知,一个伟大的先知的?神告诉摩西:“去对磐石说话。”摩西却去到那里,做了神告诉他不可以去做的事。他击打了磐石。他第一次击打,但是神吩咐他去说话。那磐石就是基督。他只能被击打一次。这讲到了基督之血的软弱,然后在……摩西第一次击打了他,水就出来了。然后他们有哭喊,继续哭喊,要更多的水和别的东西,而神却告诉他下去对磐石说话。

但他击打了磐石,水没有出来。他又击打了磐石。他有能力那样做。他是个先知。然后水就出来了。是的。神怎么做的?神说:“摩西,上到这里来。”他说:“你看到那边的地了吗?你不能进去。你下到磐石那里时没有顺服我。”你们都记得这个故事,不是吗?他有能力那样做,但他最好注意他使用那能力的方式。
32

看看以利亚。他是个秃头的,他走在路上,有一些小孩子开始说:“老秃头的,老秃头的,你为什么不像以利亚那样上去呢?”取笑他。呐,那没关系。那些小孩子,他们不……也许是他们的父母教着他们那样做的,他们是小孩子。他们在取笑这个先知。但他们使他生气了,他转过身来,奉主的名咒诅了那些孩子。然后两只母熊从树林中跑出来,杀死了四十二个无辜的小孩子。

呐,那听起来不是圣灵的性情,不是吗?不。杀死了那些小孩子们……瞧?但一个发怒的先知(瞧?),他咒诅了那些孩子们。那必须得到认可,因为他是个先知。瞧?你必须要注意。
33

注意,那就是界线。我看到了那个人的问题是什么,就告诉了他们。然后注意,看看他们会怎么说或怎么做。看看神告诉我该怎么做。如果有什么地方还是错误的,就仍然会保持黑色,或乌黑而冰冷,我说:“去吧,愿主祝福你。”但如果不是,我看到事情成就了,看到他们在未来里,然后我就会说:“这是主如此说,”你们明白吗?然后你就会看到事情没问题了。事情就会发生。

呐,只要祷告并相信,某一天,我盼望能再回来跟你们在一起,那样我们就能一起呆上一段长的时间了,如果那是神的旨意的话。
34

现在,我想要从圣经中读一段非常熟悉的经文,是在马太福音12章,从第41节开始。

41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
42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呐,我想用这个做题目,“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来讲一段正文,“认出神的恩赐和迹象。”呐,让我们祷告。
35

我们的天父,我们刚刚读了你的道,而你就是这道。你必须是这道。呐,我们感谢你,使我们有信心知道并相信一切事情都在完美地按计划运行。今晚这聚会是完全按照时间表的,这世界和它所有的成就都是完全按照时间表的。

哦,父啊,几天前,我们刚刚看过世博会,看到人们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世界飞速发展,人们从世界各地聚集而来,要看到世人所在做的事,看到他们做的……德国,英国,瑞士,世界各国都在展示他们在什么地方得到了提升。
然而,主啊,我们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城,就是阿尔伯尼港这里,一些与世隔绝的印第安人从偏远的岛上过来,他们只知道感谢神赐给他们钓鱼的好收成,他们既诚实又真诚,他们会站在山上看着日落而哭泣,也会当小鸟在早上醒来并开始唱歌时,归赞美于神;他们能在自然中看到神,听到神在海鸥里鸣叫,看着海鸥在空中扇展巨大的翅膀……
36

但我们聚集在这里举行一次属灵的世博会,看到神在历世历代中借着他的教会所能做到的事,他是怎样从承认到恩赐,神迹,以及说方言,神迹;现在到了这最后的迹象,神在他的伟大蓝图中,向世人显明他能用他的子民来做成什么事。今晚我们很高兴我们被代表了,主啊,在一群相信这个并真诚的人们中间,我去到哪里都能找到神的恩典。

呐,天父,祝福你的道。祝福你在各处的子民。主啊,拯救失丧的人。哦,神啊,他们必定会在某天离去,我们知道。主啊,我相信今晚我们要成为耶稣所称赞的那种外邦人。
我们在圣经中读到睚鲁,他的小女儿病了,躺在那里快死了,他说:“请来按手在我孩子身上,她就必会得痊愈。”
但轮到那个罗马人,外邦人,他说:“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你只要说话,我的仆人就会活下去。”然后你转过身,看着以色列人说:“这样的信心,我在以色列人中也没见到。”
呐,天父,我们不想要按手在病人身上,因为当我离开后,他们就会说:“某某弟兄来按手在了我身上。”但我……父啊,我祈求他们能看到我……我内心的动机是怎样的,并你道的目的,就是我竭力要带给他们的,就是他们的救主耶稣,与他们同在。他是永活的。他是活着的。两千年的批评和冷淡也无法杀死他。今晚,他仍然是活着的,就在我们中间。
让人们看到他的同在,看到他的运行,不是等待某个人来按手在他们身上,而是借着信心相信复活的基督,接受他们的医治和他们的救赎,去到各个岛屿上,就像昨天晚上我们所讲到的那个小妇人在撒玛利亚的土地上,叙加城里那样去做见证。主啊,求你应允。
我们是你的仆人,谦卑地把我们自己连同今晚的这主题交托给你,主啊,求你说话。我们是在你的手中。照着你看为合适的对我们来做。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7

呐,在这些聚会中(对传教士来说),我竭力要使这信息很简单,只是医治的信息,这样我们就能看到我们的主。呐,很多时候人们来到附近,你知道……只是人而已。他们说:“哦,某某弟兄,哈利路亚,你不认为他拥有神的恩赐吗?他按手在我身上了。哈利路亚。”

不。那是你的信心使事情成就的。瞧?是你的信心,不是那个弟兄的信心。是你的信心(瞧?),因为如果是在某个人手中的医治,那在各各他发生了什么事?那是他付清我们医治赎价的地方。是我们对他完成的工作的个人信心。任何人都知道这个。你瞧?呐,因此,我不能来说:“让我们所有人都上来,我要按手在你们身上。”我只是在竭力传讲这个,为要建立你们的信心。
38

呐,你们中的一个人……如果你们中的一个印第安弟兄或姐妹,在这里的某一个偏远海岛上,生病了,那该怎么办呢?你想:“哦,我很穷,没有钱。如果我能去到美国,去到伯兰罕弟兄那里,去到尔罗•罗伯特那里……”哦,也许罗伯特弟兄,你要花几个月才能见到他。

现在我有三百个人列在那张等候名单上,是从世界各地来的。但那是给私人会面的。瞧,当我们去到那里,处理一件像那样的事件,我们从不会放弃。我们不会干涉它,直到神启示了。需要神像那样来启示他必须要怎么做,和他已经做的等等。呐,那都是私人会面。是生命中的一些事。我们把这计划摆在圣经中,但私人的事情……哦,需要很多年。我可以写很多本书来讲我看到神所行的事。没有一次失败过。没有哪一次曾经失败过。尽管随时随地去问任何人。从未有过。神不能失败。他是神。只有一件事是神不能做的,他不能失败。他不会失败。
39

呐,现在要相信。呐,耶稣是在谴责那个时代,他们不相信他已经向他们证明了他就是弥赛亚的迹象。呐,昨晚我们看到了,他就是弥赛亚,因为他就是这道。对吗?呐,“弥赛亚”意思是“基督,受膏的那位。”那样他才能成为王,神先知,是神的圣灵在他里面。呐,记住,那些真正能持守住圣经教导的人,他们认出了主。但那些跟其他的教会一起偏离,进到了传统当中的人,他们错过了它。瞧?

耶稣告诉那些教师。他说:“你们用你们的传统,废掉了神的诫命。”呐,今天他们用他们的诫命怎么做的,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那是一个传统。“根本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那是一个传统,不是圣经。我可以指给任何人来看,耶稣命定他的教会,给他们使命去向全世界的人,向凡受造的传福音,这些神迹要随着那些相信的人。呐,我想要任何人来指给我看有哪一处经文说神把它从教会中拿走了。根本没有。这仍然在教会中。是传统把它扭曲了。
那就是他们认不出耶稣的原因。因为他们的传统已经歪曲了,并弄出了一些……他们知道弥赛亚会来到,无疑他们建造了一个圣殿,说:“他会顺着天上的走廊下来。他们会演奏天使的乐器,他就会像那样进来。”他生在马槽里,就是牛和动物住的谷仓,在一堆干草中,被认为是一个非法的出生,他的母亲和父亲没有结婚。哦,天啊。魔鬼为他画了一幅丑陋的图画。
40

他们说:“一个像那样的人吗?不。他是从什么学校出来的?他在哪里受的教育?哦,他的爸爸是个木匠,然而说他是神的儿子。”瞧,他们无法相信那个。但他是如此显明出来,以至于他们无法否认就是那样的。因此,他们只能说:“哦,他是属魔鬼的。”今天也是同样的事。他们同样地会把它分类,因为智慧会将她的儿女分开。你知道……

正如我昨晚所做的论述,我感觉到它横扫过了会众;当它再返回来时,就有点奇怪的感觉。但那时,我说,“在历世历代中,教育都是敌基督的记号。”教育是福音最大的仇敌。
41

听着。我有点离题了,但只一会。让我们来看看家谱。有该隐和塞特。亚伯被杀害了,该隐……塞特代替了他的位置,死亡,基督的复活。该隐的后代都很聪明,有智慧,都是科学家,一直下来,直到诺亚的时代。塞特的后代都是卑微的农民,放羊的,一直下来都是农民。总是那样的。瞧?

当耶稣来到时,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和教育家们,看看他们在哪里。敬虔?哦,圣洁?哦,你无法指责他们的生命。但你瞧,他们是不信者。任何对神道的一丁点的怀疑,都是不信者。我不在乎你是多么敬虔;撒但也是敬虔的。你必须要相信这道。如果你拥有圣灵,圣灵就会对这道的每一句话都说“阿们”的。瞧?永远不能删掉一点。圣灵只会相信。瞧?
42

当耶稣来到时,他从哪里得到他的门徒的?他有没有去到该亚法那里,说:“你属于哪群最聪明的人?”他越过了那些人。他们不相信他。

他去到了哪里?他去找到了那个时代的那些印第安人,在河上的渔夫们(这是完全正确的。),那些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的人。圣经说彼得和约翰都是无知和没有学问的人。是的。但他们能在被称为美门的门口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一个人,这得了神的喜悦,把天国的钥匙赐予了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的人,说:“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
43

今天,为什么教育会扮演这样的角色,歪曲人们远离神,而不是把他们带向神呢?保罗……你说:“保罗怎样呢?”但保罗怎么说的?他必须要忘记他所知道的一切,他说:“我到你们这里来,不是要靠着人的智慧,有高言大智的言语,恐怕你们的信心会建立在这上面,但我到你们这里来,是靠圣灵的大能,使你们的信心只在乎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

[磁带空白—编者注] ……他在对他们说话,谴责他们,因为他们不相信神。他说:“我若不做我父的工,你们就不必信我。”他在这里告诉他们……
44

呐,记住,神在历世历代中总是做超自然的事,因为他是超自然的。你曾思想过神是怎样的吗?现在让我给你们一幅小小的图画,在我去之前……(哦,我不会……我得到了祝福,却无法讲出来。是的。但我总要试一下。)

在起初,没有任何东西之前,只有神。在有一颗流星,有光之前,在有原子之前,在有分子之前,他就是神。但他不能……他有掌控一切的大能。在他里面拥有一切。
呐,在他里面有属性。你们知道属性是什么意思吗?请举手,任何知道什么是属性的人……你们肯定知道属性是什么。就是在你里面的东西,必须要展示出自己。好像一个属性……就好像你喜爱美景,当你看到风景时,有东西是……哦,这会你激动。
45

呐,在神里面……他还不是神,因为神是个受敬拜的对象,还没有任何东西来敬拜他。他是神,但在那种样式里,他还不是神。然后他就创造了天使,他们开始敬拜他。后来,他有一个属性要成为父。接下去他有一个属性要成为子。接下去他有一个属性要成为医治者,接下去有成为救主的属性。瞧?所有这些东西都必须要展示出自己。瞧?神造出一个罪人,那样他就可以惩罚他吗?没有。神把人放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然后人自己犯罪了。然后,神就成了一位救主。瞧?

所以完全是神的属性在展示自己,我们就可以看到一切都井井有条。每一样恩赐,一切都分毫不差地在完美运行着。就是那样。
46

呐,耶稣在他的时间来到,为要展示神的属性。神在他里面得到了彰显。呐,他显明了弥赛亚的迹象。是……不信……在历世历代,神都有迹象给人们。呐,当人们相信那迹象时,对那些人来说,那就是一个黄金时代。但当他们不相信时,就会使那些人混乱。是的。呐,让我再来引用这点,因为我现在只要再花几分钟。

瞧。当神差来一个恩赐时,人们也相信了,对人们来说就是一个荣耀的时刻。但当神差来一个恩赐,而人们拒绝了那个,那个世代就会陷入到毁灭中。呐,注意。如果今天的世界愿意接受神的恩赐会怎么样呢?
47

让我们回头去看一会。挪亚是个先知,带着神的恩赐出来,说将会出现一场风暴,会导致整个地都被水覆盖。呐,那跟那个时代的科学观点不符。记住,他们是比我们今天更伟大的科学家。他们建造了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我们现在都建不起来。他们使尸体不腐,要使它看起来很自然,甚至在这个时代,我们都无法制出木乃伊来。他们有我们的技术无法达到的染料。他们有比我们今天更伟大的科学家。呐,那时他们能发射雷达到月亮上。

挪亚,这个人在听到了神的话之后,站在那里,传讲并预言说神要用水毁灭这地……雨水会从天上降下来。哦,我能听到科学家上到那里,说:“瞧,我们有设备,能一直发射到月亮上。”你知道,在那些日子里,从未下过雨。神用泉水在浇灌全地,在天上从未下过雨。在上古的大洪水毁灭之后,地球倾斜了,才导致了下雨。
所以挪亚说雨要从天上降下来,人们不相信。科学说:“在天上连一滴雨都没有,没有水。怎么能下雨呢?”
挪亚说:“如果神说会下雨,那雨就会从天上降下来,神能把雨水放到那里。”瞧?但人们不相信。有一天,天下雨了。瞧?那个世代,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们就被毁灭了,整个世界。
48

多年后,出来了一个名叫摩西的先知,他从旷野中出来,有一道火柱在他头上。他带着神给他们的应许,告诉他们说神借着他的道应许了,要把他们带到一块流奶与蜜的土地上。他有火柱在他头上,神伴随着他运行,向那些犹太人证明他是个先知。

他说:“明天要做好一切准备,因为某某事情就要发生了。”事情就会一字不差地发生。他是个先知。
49

注意。我想那天对以色列人来说,当他们听到这个时,是何等的荣耀啊。他们相信他。注意,他们是奴隶。埃及人把发霉的面包丢给他们;他们要么吃,要么饿肚子。如果那些埃及人想要带走他们年轻的女儿并强奸她们,他们还能做什么吗?不能。去抓走他们的年幼的儿子,杀死他们,他们还能做什么吗?不能。他们是奴隶,但他们也是神的子民。阿们。

注意。呐,他们是神的子民,落到了那种情形之中,这里来了这个先知,带着主如此说,都是照着圣经。“神遇见了我们的先祖亚伯拉罕,告诉他说他的后裔必寄居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四百年,然后神会用他伟大的应许和能力带他们出来。神必释放他们,把他们带到一片亚伯拉罕寄居过的美好土地上。时间近在眼前了。”
50

任何人都可以那样说,但这个人头上有一道火柱。他是个先知。他所说的都发生了,完全跟他所说的一样。哦。

以色列人相信了。他们怎么做的?他们在火柱下走出了埃及,走在了去往应许之地的路上,他们从未见过那地,对那地也一无所知。他们没有一个人到过那里,但他们去了,是因为神的道吩咐他们要去。他们是在忠于职守。
(我希望我没有太大声。我习惯了在户外等地方讲道。等一下。注意。我要往后站一下。)
注意,他们跟着那位先知经过了旷野,神在旷野喂养了他们。神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在晚上从天上降下粮来喂养他们,带着他们,直到他们去到了一个被称为加底斯•巴尼亚的地方。加底斯•巴尼亚曾一度是世界的审判座。
51

他们跟被称为约书亚的人起了大争战。“约书亚”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耶和华-救主。”他走出营地,渡过了约旦河。没有任何人曾去到过那里。他们不知道那地在那里,只是借着神的应许。他渡过了约旦河,去到了应许之地,带回了那地完全跟神所说的是一模一样的证据。瞧?那地就在那里。

那时候,那些人,他们当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不相信约书亚。他们在那里徘徊。但神做了应许,他要带他们过去。这多么美好啊。他们不需要在法老的欺压下了。他们可以娶他们的妻子,在那个地方建造他们的房子,种植他们自己的庄稼并享用等等,平安地养大自己的孩子。列国的人都害怕他们等等。过了不久,那片美好土地的山脚下开始满了坟墓。
52

后来出现了所有勇士中最伟大的那位,耶稣。他说神预备了一个没有死亡的地方(阿们。),我们可以在那里活到永远,建造房屋并承受他们,种植葡萄园,吃其上的果子,我们不会把它们留给别人的。阿们。“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如果不是那样的,我早就告诉你们了。我去要为你们预备地方,必要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他应许过了,在死后仍有生命。另一位伟大的约书亚……没有一个人曾去过那里,并回来过。只有另一位伟大的约书亚……

53

注意。后来,他必须要去到那个地步,他遇到了他的加底斯•巴尼亚,就是给我们所有人的审判座:各各他。他在那里为世人的罪受了审判。他渡过了死亡的约旦河,我们都知道这个,去到了另一片土地上,死了。他死了,以至于太阳都不放光,月亮也不放光,哦,地球也颤抖,岩石都从山上滚了下来,就在他死的时候。他死了,但在第三天,他又从约旦河回来了,带回来了一个人死后又可以活过来的证据。何等伟大的勇士。

54

呐,他说:“我要赐给你们救恩的定金。”你知道定金是什么意思吗?是款已付清。就好像如果我想要从你们当中的某一个印第安弟兄手中买一条船,我走过去,说:“这条船你想要多少钱?”

你说:“两千美金。”
我说:“哦,我要告我你我会怎么做。我先付你五十美金,你为我留着它,一直到下一个周。你会那样做吗?为我留着……你会为我留着它吗?”
“我会的,伯兰罕弟兄。”然后你就给我一张收据,我就会付给你五十美金。呐,你不能再卖这条船,因为我已经为它付了第一笔钱了。那是我可以得到那条船的定金。它是属于我的。
瞧,神回来,并说:“上去耶路撒冷等候。我要给你们差来救恩的定金。他们就上到那里去,同心合意,突然间定金下来了,象一阵大风从天上刮下来,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
55

呐,瞧这里。我们可以回过头去,看到我们从前不是信徒。我们看到从前我们在象这样的聚会中到处走动,取笑它。我们看到从前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曾嘲笑过神的医治。我们……我们曾经不相信神。我们曾经不相信他的道。但现在我们已经从那些事上被举起,被提了起来,在基督里死了,与他一同埋葬了,并跟他一同复活了,现在就跟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曾经……

瞧,定金……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拥有我们救恩的定金。今晚我们站在这里,已经死了,在基督里被埋葬了,并与他一同复活,坐在天上,享受从彼岸返回来的属灵美事。瞧,属天的所在……哦。这要使我们喊叫了,想想吧。
56

就好像一个黑人老姐妹,一个黑人妇人,在美国的姐妹,她说:“伯兰罕博士,我想要做个见证。”

“来吧,姐妹,作见证吧。”
她说:“会众们,我想要说说这个。我没有……”(那是南方人用的一个词),她说:“我还没有成为我应该成为的样子,我还没有成为我想要成为的样子。然而,有另一件事是我知道的;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所以,那是好的。她知道有什么事已经发生了。阿们。我也是一样,每一个已经从神的灵而生的人都知道你不再是过去的你了。阿们。
我没有成为我想要成为的样子,我也没有成为我应该成为的样子;但我也不再是过去的我了。瞧?我已经与他一同复活了。现在,我已经这么高了,在等候我的改变来到。
57

呐,摩西,摩西是神的仆人。呐,耶稣在这里说,他说:“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兴起来,因为他们听到约拿所传的信息就悔改了。”约拿是个先知。

呐,很多人都只会说可怜的老约拿的坏话,人们说他是个往后退的人。我不这样认为。我相信圣经说义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立定。呐,我们做事情不是……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我们那样做,但我们只要站稳。只要你是被圣灵引导,无论怎样只要去做。也许那与我们的思想相违背,但当圣灵说,“去,”我们就去。
例如,现在我就有一个聚会,是在纽约举行的;我本该这个周举行,在那里有三百个说西班牙语的人租下了能容纳一万九千人的麦迪逊广场花园,想要我这个周在纽约那里,但我却在这里。瞧?但圣灵引领我来到了这里。看起来好像背道而驰。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了这里。你瞧,神的儿女是被神的圣灵所引导的。我们不明白。瞧?
58

呐,其他的弟兄可以去到那些人那里。呐,象罗伯茨弟兄,他不能去那里,他也不能来这里。我想他必须要有,每一天都需要大约一万五千到两万美金,做电视节目,以及各种各样的事,来运作一个三百万美金的建筑。那个弟兄不可能来这里。你们无法支持象那样的事。你付不起那样做的费用。瞧?汤米和他宏伟的团队,这片土地上的两千名传教士也是不行,他也不能那样做。

所以,你瞧,主从未让我们象那样成名。他只是让我这样保持,好让我能去到某个小角落,因为我只需要他的同在。是的。我在这些弟兄之前就在事工场上了。但你瞧,主对我说,他说:“不要沾染任何一样。不要跟金钱搅合到一起。别管它。”
我一生中从未收取过捐献。我已经传道有三十一个年头了,一生中从未收取过捐献(瞧?),因为……我举办过……我举办过有五十万人参加的聚会。然而我也举行过在教会中只坐了二十个人的聚会,但主说:“去”。瞧?无论哪里,他说:“去。”我就去。
59

不久前……你们都听说过罗伯茨弟兄,这个伟大的人。我去过……哦,他是个甜美的弟兄,我的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我去参观过他的大楼。我去过汤米的地方。汤米就在那里,那时我在波特兰,那天晚上,那个疯子跑到讲台上想要杀死我(你们都听过这个故事),是个大块头,他说:“我要把你打下台去,扔到会众中间。我要拧断你的脖子。”

圣灵说:“因为你挑战神的道,你必要仆倒在我的脚前。”
他说:“我要让你看我会倒在谁的脚前,”挥起了他的大拳头。
我说:“从他里面出来,撒但,”他就一下子倒在了我脚前。就是那样。
那时汤米就站在那里。警察跑进来说:“我们在追这个人,要把他投进监狱。他死了吗?”
我说:“没有,先生。但把他从我脚前拖走。”瞧?他重达二百五十磅,他们把他从我脚前拖走了,就是那样。
他说:“他得了医治吗?”
我说:“不,先生。他敬拜那个灵。”他不……在波特兰大体育场那里,我在后面的更衣室那里引领那两个警察归向了基督。
60

呐。呐,你瞧,在那里,汤米成了一个神的仆人,他去到了事工场上,做了伟大的工作。尔罗弟兄,他的大楼就在那里。想到一个人,一个人能投入两百五十万,或三百万美金建房子,那真是不可思议。咻。哦,看看汤米……

我进过尔罗的地方,那里有五百台IBM的机器在运转。他的信件都不是人手写出来的。有机器会把纸拾起来,写出信,再放回去,封口,然后发出去。去到银行,取钱出来,用大卡车把钱运回来,然后倒进……传送带会把钱输送到不同的语言那里。他们会把钱推出来,象那样照看他们的钱财。哦,那是……你一生中从未见过象那样的事。那真是不可思议。尔罗带我全部参观过了,还有费舍尔弟兄,一个跟他一起的传道人。
然后我又跟汤米弟兄一起去看了他的大楼。我想:“太棒了,太好了。”我碰巧向外看。弟兄……
61

警察走上来,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能从这个门出去。有五十个人站在外面正在等你。他们就等着看到你。”

我说:“哦,有后门吗?”
他们说:“是的。从这边出去。”他们说:“我们要派一个人绕过去接你。”
我就走到了后面的停车场那里。我在那里走来走去,看着这座大楼。哦,就好像……我从未在这世上的任何地方见过象那样的建筑。一个五旬节派的小伙子做到了。
我想:“这不是很美好吗?”我想,“神啊,太美好了。”我想:“再想想汤米弟兄的地方,那地方是何等庞大,几乎占了城市的一个街区,用来印书,有秘书等等,还有IBM的机器在运行。
我想:“哦。我不愿让他们去到我的地方去探访。”我只有一台小打字机安放在一台拖车的尾部。我不得不让别人帮我来写回信。
我想:“但伙计,我不需要为所有的那些东西负责。我没有足够的智能来料理那些事。”我想:“神知道这点。”
62

我站在那里,随后我变得非常忧郁。我开始想:“神啊,每一个弟兄都说他们见了你赐给我的事工,他们才开始去到了事工场上。”我说:“我为此而感恩。我们都是在为天上的一个被称为天堂的地方劳苦。”我说:“我为此而感恩。但我想也许你无法信任我,你知道我不能像那样收取金钱,如果我收了钱,我就没有智慧知道用它做什么。”我说:“我猜肯定是那样的。”

我站在那里,有点觉得喉咙噎住了,因为……我不说这个……我只能说这是真的。我听到一个声音,就像你听到我一样清楚,说:“但我是你的份。”
我说:“感谢你,主。我会去任何地方,在任何时候,我想要做你让我去做的事,”并感谢神。呐,欧斯本弟兄,罗伯茨弟兄,等弟兄,所有那些在世界各地的宝贵弟兄,我们都是在为一个地方劳苦。你瞧?
这个神赐给我的小小恩赐,就是要尽到这些小角落里。你不能都跟金钱,节目和象那样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只管去到小角落里并开始行事。是的。我为这份而感恩。我很高兴神是我的份,他就是我正在等候的那位。
63

呐,约拿有一张去的票,他想要去到尼尼微,做神呼召他去做的事,但他却去了他施。呐,你会想:“哦,他做的完全是神没有告诉他去做的事。”但等一下。如果一个先知是被主引领的,那事情就总会出现正确结果。呐,他出去后,风暴就来了,海开始汹涌,船要沉了。他们就把约拿的手和脚都捆在了一起,把他从船上丢进了海中,一条鲸鱼吞了他。

64

呐,不久前,人们把一条鲸鱼放在一辆大的平板货车上,就在路易斯维尔的肯塔基,是大约十五年前,也许是二十年前。他们在进行一场演讲。那个在作演讲的科学家嘲笑圣经。这是他说的话,他说:“呐,我想你们众人……你知道神话……”神话?这本圣经不是个神话。这是真理。他说:“那个鲸鱼吞了约拿的神话……”

他说:“我想要你们注意。你甚至都不能把一个标准尺寸的棒球放进鲸鱼的嗓子眼里。因此这个神话,什么都不是。这是一条标准尺寸的健康鲸鱼,这鲸鱼根本不可能吞下一个人,因为人无法通过鲸鱼的喉咙。这是……你把鱼的喉咙撑到最大,也只能是大约四英寸,人不能通过。鲸鱼不可能吞掉人。”
这对我一个有爱尔兰背景的人来说,太过分了,你知道。我说:“先生,我想说句话。”
他说:“好的,先生。什么话?”
我说:“你根本就不明白圣经。”我说:“神说他预备了这条鱼。这是一个特别建造的家伙。瞧,神预备了这条鱼。这是一个不同的类型。”
这条鱼,它不能……如果它想的话,它连一座房子都能吞下去。神能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圣经说神预备了一条鱼。哦,它有一个大的喉咙。你明白吗?
65

所以,约拿就进到了鱼的肚子里。呐,你们女人都知道,当你喂养你的小金鱼,你知道它会怎么做吗?它会下到鱼缸的底部,展开它的鱼鳍,趴在底部,休息。它吃饱了肚腹。瞧?它躺在那里休息。它在水中巡游,直到它找到了食物,然后就下去休息了。当鱼吃饱了时,就会那样做,吃饱了肚子,就下去了。这里的鲑鱼就会下到岩石下面的什么地方,去休息。就是那样的。

我能想象,这条大鱼吃了先知,肚子饱了。所以它就下到了水里,去到了水底,躺下了。
66

呐,你们说到约拿的境况。他的情形很糟糕。很多的人都在说症状。他们说:“哦,我昨晚得了代祷,但哦,我还是疼。”那什么都不是。“我得了代祷。我的手仍然是残废的。”那什么都不是。如果你相信,你就不会看那个的,你会看应许。瞧?你不会去看手。那就是我们所称为的症状,你在看症状。

呐,这里没有人有象约拿那样的症状。弟兄,他有着我所见过的最糟糕的境况。瞧这里,一切……他是在外面的海上,他的手和脚捆在身后,他在鲸鱼的肚腹里,也许有几千米深,在暴风雨的海上,躺在鲸鱼的呕吐物中。呐,你还说症状……
他朝这边看,是鲸鱼的肚腹。那边也是鲸鱼的肚腹。无论他看哪里,都是鲸鱼的肚腹。这里没有任何人是在那样糟糕的境况中。看看他的症状。但你知道他怎么说吗?
他说:“这些都是虚空的。我一点都不相信。”他说:“主啊……”他转过他的背,呕吐物包围着它,海草缠绕着他的头。他说:“我要再一次仰望你的圣殿。”哦,不再看鲸鱼的肚腹,或环境,但“仰望你的圣殿。”
所罗门,当所罗门奉献圣殿时,他祷告过了。他说:“主啊,如果你的子民在任何时候遇到困境,并仰望这圣所,求你从天上垂听。”约拿照着所罗门的祷告行动了。神……我不知道神怎么做的。他把氧气袋放了进去或别的,神使他活了三天三夜。
67

呐,我们不……我们没有在那么糟糕的情形中。我们没有一个人能象约拿那样糟糕的。是的,因为圣灵就在这里。我们没有在鲸鱼的肚腹中,我们没有在那种情形中。但如果约拿,在那种情形中,可以仰望一个人在奉献圣殿时所做的祷告(而且那个祷告的人后来退后了),神听了他的祷告,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更该何等地仰望天上,在那里有耶稣坐在神的右边,永远活着,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呢?天啊,哦。我不会再看我的肚子疼。我不会看我的心跳很乱。我不会看我残废的手。但我会仰望这应许,因为他坐在那里永远活着,做中保。阿们。

68

现在我要给你们看一样东西,告诉你们神知道他在谈论的是什么。呐,尼尼微人……那是一个大约有五十万人的大城,差不多有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那么大。他们都是异教徒。他们在各样的罪中。他们敬拜动物,偶像,等等,他们是,他们的职业是渔夫。所以鲸鱼就是海神。

所以他们所有的人都在大约十一点的时候在捕鱼,所有的渔夫都在海中拉网,首先你知道的是,海神上来了,鲸鱼。它游到岸上,伸出它的舌头,先知就走了出来,走到了岸上。他们肯定悔改了。神知道该怎么做。神知道对想要相信的人该如何行事。瞧?
约拿没有不在神的旨意中。瞧,鲸鱼神把先知吐了出来,吐到了岸上。他们肯定会相信他的信息的。他从那里出来了。
69

耶稣说,你知道,在那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但注意他所说的。呐,不久前,我们去到了另外一个主题中。瞧。耶稣说……他们说:“夫子,我们要看一个神迹。”(三节经文之后就是我开始读的地方。)“夫子,我们想要看一个神迹。”

耶稣说:“一个软弱而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对吗?他说:“没有神迹赐给那个世代……”现在,要仔细听。有多少人知道经文在不断地重演呢?我们都知道。他说:“没有神迹给那个软弱、邪恶、淫乱的世代。”那就是这个世代。
70

在所有邪恶而淫乱的世代中,从未有哪一个象现在这样歪曲的。哦,同性恋,歪曲,在街上的女人,脱掉衣服,一切……你……世界各地的人都在这样做,这真是太糟糕了,尤其是美国。在加拿大现在也差不多一样糟糕了。太糟糕了,但这是真实的。那个大国家,这个小国家只是它的一个模板。你们不要学他们的样式,要以基督为榜样。

注意。他们在那里,一个邪恶……他说:“没有……”呐,仔细听着,这样你们就不会错过了。“他们会得到一个神迹的。正如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的肚腹中,人们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他们会得到那个神迹的。
那个迹象是什么?复活。你们明白了吗?那完全是我们现在所得到的,就是他不是死的迹象。他从死里复活了,就在我们中间,做着他在这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这个邪恶而淫乱的世代(瞧?),会得到那个迹象的。
71

然后,再讲一点,就结束。他说:“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兴起,定这个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为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呐,仔细听着。在所罗门的世代,神赐给了那地一个恩赐,那就是辨别人心的恩赐。它降在所罗门身上,所以的人都同心合意地相信。如果今天的人们都能相信,那会怎样呢?如果加拿大和美国都能相信神赐给他们的恩赐,就是圣灵,那会怎样呢?如果所有人都声称是基督徒并相信的话,那会怎样呢?哦,我们就不需要担心俄国的原子弹等那些东西了。
哦,我们……你永远不能靠挖洞来躲避原子弹。哦,那些事……人们在挖洞,在美国那里,他们下到洞里,弄出了政府的办公室。哦,他们现在所拥有的那种原子弹足以炸掉地球,我相信会有三四百英尺深,有方圆一百五十英里大。哦,如果你是在地下一万英尺,一直下到岩浆中,也会使你身体的每一根骨头都碎掉的。你无法躲避那个。
但我们有一个防空洞。那不是用钢铁建造的;而是用羽毛建造的,在神的翅膀下(阿们。),被举起来。是的。当那个……在原子弹落下来之前,我们都会去到荣耀里了。有什么问题?他们说我们疯了。如果我疯了,就任凭我吧。这样我觉得更好。我想要保持这样。
72

呐,注意。呐,在所罗门的时代,每一个人都相信那个恩赐。哦,天啊。每一个人,他们没有到处去说:“哦,他是神的会的,他是这个,他是那个。”不。他们同心合意。他们相信那个。

每一个人来都是借着……在他们的时代,他们没有喷气飞机等等;他们必须要靠着骆驼篷车旅行。当他们经过,去到世界的其他地方时,他们说:“你应当上巴勒斯坦去听听。他们在那里有一位神,神借着一个人把自己显明了出来。”
73

呐,瞧,异教崇拜就是要把你自己俯伏在偶像前,那个假想的神,相信那个假想的神在对你说话。反过来基督信仰也是一样。神让一个活着的人,将自己俯伏在他面前,然后借着那个活的人说出他自己的道,不是借着一个偶像。只需要从异教崇拜,偶像崇拜,完全转向基督信仰。

呐,他们说:“他们在那里有一个人,他们所敬拜的神,在借着那个人用辨别人心在说话。哦,这消息传到了各处。列国都惧怕他们。他们送来了礼物等等。在所罗门的时代,没有战争。没有。他是……他们想他真是太聪明了。那不是他;那是神,是圣灵在他里面使他聪明的。
74

呐,这消息传遍了全地,一直传到了示巴。如果你在你的地图上量一下的话,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去到那里,要穿过撒哈拉沙漠。这个异教的小女王,她是个异教徒。人们去到那里,说:“哦,你真应当上巴勒斯坦那里去看看。这样,那样。”哦,他们对那个是怎么认为的。

呐,你知道,信心是从什么来的?是从听神的道而来的。呐,这个小女人会说:“什么?”你知道神在她里面,她相信有一位神。所以当那个信心开始触摸她时,就是那位神,她就开始仰望他了。人们去到那个国家,当他们进到她的国家时(骆驼篷车路过,你知道,商人们等等,装着丝绸和亚麻等等无论是什么,穿过那里),哦,她就会把他们叫进她的皇宫里,说:“你们是从巴勒斯坦方向来的吗?”
“是的。”
“真是那样吗?”
“是那样,是那样的。你从未……人们都同心合意。你一生中从未见过那样的事。他们的神给了他们一个恩赐,并借着一个人彰显了出来。他们让那个人做了他们的王。哦,天啊。他们都相信那恩赐。每一个人都信。”
“哦,你去看过吗?”
“是的。”
“是那样的吗?”
“的确是那样的。”
哦。她就想要去看看,你知道,就是你听到之后。呐,她决定她要……她找来了所有的经卷,她开始读那位神是怎样的。瞧,她是个异教徒,她开始读耶和华是怎样的,看到他的性情。她说:“那必定是耶和华的性情在这个人里面彰显他自己,因为他们说耶和华是全然智慧的,他能预告所有的事”
75

呐,作为女王,她有很多东西是要克服的。她必须要去到她的异教神甫那里去,求得来自她教会的许可。哦,你知道怎样吗?你知道,我能想象那个异教神甫说:“但你瞧,瞧这里,小姑娘。你是个女王。你知道,你不能下去跟那帮无知的人一起。你不能那样做。你是个女王。他们……你知道怎样吗?哦,你知道,那会……如果你去到那里,你就会脱离你自己的群体的……”

她说:“但先生,我想要去。有东西告诉我要去。”
“哦,但你,你不能那样做,孩子。你不能那样。呐,听着。我们知道他们在说那里所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他们过了红海,海水也干了,他们有从天上降下来的粮。但那只是神话。那什么也不是。”
今天你听到同样的老魔鬼也在这样说。魔鬼取走他的人,但从不取走他的灵。神也从未取走他的圣灵。神也许会取走他的人,但圣灵在基督里面,借着教会回来,知道世界的末了,一直在做同样的事。
注意。呐,那些大学者和那个时代的东西,那帮老法利赛人,他们依然活着。他们的灵就在别人身上。你瞧?神的圣灵也同样依然活着,在印证他的道,一直都是。取决于你想要相信什么。就是那样。
76

呐,如果我们注意到……然后他说:“那,没有象那样的东西。”他说:“呐,如果有那样的事,我们的偶像,我们的教会将会是做那事的。”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今天。“呐,如果真有神的医治这种东西,伟大的某某教会就会相信的。伟大的某某教会将会是做那事的。”瞧?但你知道,神只做适合他自己的事情。他不需要问任何人。
他是能自我满足的那位。瞧?他不需要问任何人。所以是神在做那事。
你知道,一颗心开始渴慕神,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她了。她说:“先生,我一定要去。”
“哦,如果你去的话,我就要退掉你的会员资格。”
她说:“你现在就可以给我,因为我要上路了。”所以他……瞧,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真心相信基督并要去到他面前的人。当你听到了神的道,并知道那道在运行,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你了。就是那样。你无论怎样都会去的。
77

呐,记住,那个小妇人有很多艰难。我看到她打点行装,这是她想到的一些东西。

她说:“呐,等一下。如果那是真的……如果那个恩赐是对的,那我就要支持它。”所以她带了很多黄金,乳香,等等,装到了骆驼上。她说:“我要随身携带着,但如果不是那样的,那我就把我的钱财再带回来。”
这都可以教导五旬节派的人一些东西了,他们支持聚会,就是那些恨恶你为之而站立的东西的聚会,让你自己的教会一无所是。他们在美国这样做。我希望你们加拿大人没有这样做。但他们在那里这样做,只是为要出名。“我要给某某这个那个。”哦。脱脂牛奶……
注意。呐,这就是他。她把一切都放在了一起,她装到了她的骆驼上,所有的钱财,价值几百万美元的黄金。记住,以实玛利的子孙,那些阿拉伯人,他们是沙漠里的强盗。对那些人来说,成群结队地骑马而来,杀死那些保卫女王的卫兵并夺走那些钱财是多么容易的事啊,他们五分钟就可以消失。
但你瞧,如果你定意要认识神,你就不知道惧怕了。信心不知道惧怕。对吗?你不会在意医生说什么,别人说什么,你都会相信的。瞧?她不会想到强盗,这个那个,还有别的。她只会想着要去到那里,要看到神在一个人里面运行。
78

呐,记住。她……你觉得那会花费那个妇人多长时间呢?她不是坐在装有空调的凯迪拉克去的。不,她必须要骑在骆驼背上。你知道,从示巴到巴勒斯坦骑骆驼旅行需要多长时间吗?三个月,九十天,要穿过炎热的撒哈拉沙漠,那个世上最热的地方,要骑在骆驼背上,只为要去看到神的恩赐。难怪耶稣说当审判的时候,她要兴起,定这个世代的罪呢。瞧?她也许要在晚上赶路。白天她躺在绿洲中,读经卷,经文,要看看耶和华是什么样的。最后她来到了城门口。

79

她不是上来说:“哦,”就象今天的人们所做的,“我要进去,坐下来。如果他说一件跟我的信仰相违背的事,我就立刻站起来走出去。”那表明了你的无知。是的。但她上来,一直呆到她确信了。她读过圣经;她明白耶和华是什么意思,耶和华是怎样的,耶和华做过什么应许。她想要看到他们所谈论的那位耶和华是否是在那个人里面。

我能想象她的神甫告诉她说:“哦,现在瞧这里。这是我们的大衮神。这是我们的大偶像。”
她说:“是的,我的曾曾曾祖母就侍奉它们,它们除了一直立在那里,作为一尊雕像之外,什么也不会做。他们不会呼吸;他们不会行动;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他们说这位神是一位活着的神,能做事情。”阿们。
80

就是那样。阿们。现在我觉得有点兴奋了。是的,一位活着的神,不是一位死的神。如果神是一位能分开红海,但今天却不再做同样事的神,那有什么益处呢?如果神是一位能在过去的日子里医治大麻风,但今天不再做同样事的神,那有什么益处呢?一位历史的神是没有用处的,如果他今天不再是同一位神的话。是的。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不改变的神,是同一位,只需要他们运用同样的信心。

81

呐,她到了圣殿。她在圣殿的院子里卸下行装,搭起帐篷,把她的钱财放到后面的角落里,让她的太监们四围看护着。第二天早上,也许她早早就起来了,她还有跟她一起来的侍女。他们走进去坐下,也许坐在教会的最后面。他们唱了那些歌,吹了号角等等,过了一会,所罗门牧师走出来了。

所有的那些人都说:“哦,赞美神。那就是我们的牧师。”他们走出来,所罗门牧师上了讲台。她那天看到了跟她听人们谈论过的一模一样的事。
她日复一日地研读那些经卷。她一直等到她的祷告卡被叫到了,或无论是怎样,她去到了台上,到了她跟所罗门约定的时候。当她上到台上,站在所罗门面前时,圣经说没有任何东西能向所罗门隐藏。神启示了她想要知道的一切事。
82

不也是同一位神在基督里,晓得人心中的奥秘吗?她怎么说的?她转过身来(呐,她是个异教徒),她转过身,说:“我所听到的一切都是对的,并且比那更多。”都成就在了她身上。你瞧?她是那事的一个见证人。拿但业他们也看到了同样的事(昨晚),神在耶稣里也行了同样的事,启示了人心中的奥秘。在这里,两千五百年前……呐,在那事发生之前的八百年,所罗门站在那里行了当基督来到时所做的同样的事。是同一位神。你瞧?

她怎么说的?“那些能长期跟你在一起,并看到这恩赐运行的人是有福的。每天都坐在这里,一直在看着事情发生的人是有福的。”她成了一个信徒。
83

耶稣说在末日她要复活并定这个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为要看到神的恩赐运行并相信它。但今天的人们都不愿意走到街对面。是的。他们开着很好的车,都不愿意去教会。如果有什么东西,他们就会嘲笑。基督预言,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会求神迹,他们只会得到复活的神迹的。毋庸置疑。有什么问题?

作为结束,我要说说这个。她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那就是真正的信徒想要看到的,一些真实的东西。记住,那使真正的信徒得救的东西,也会定不信者的罪并把他们送下地狱去。拯救了挪亚的洪水,也淹死了不信者。拯救了信徒的同一个审判,也杀死了不信者。今天信徒所领受的同样的圣灵,也会在审判的日子定不信者的罪。瞧?
84

只是一个小故事,要讲给印第安弟兄们和所有的人听。我喜欢打猎。哦,我真是喜欢打猎。哦,那是我的第二个本性。我的回转从未把那个从我里面拿走。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个小故事,是关于在这里打猎的,完全是在神告诉我的地方(你们的牧师,彼是羔弟兄记得这事,还有在后面的索斯曼弟兄),在这里神准确地告诉了我要做的事,我会去哪里,我会打到一头北美驯鹿,它会躺在哪里,有一个穿着绿格子衬衫的人;在我回去之前,会杀死一头大灰熊。对吗?这对吗,索斯曼弟兄?我告诉过了成千上万的人。

我到了那里,埃迪在我们动身去到那里的前一天就听到我讲过了这事。两天后他站在那里,看到一切都照着我说的完全应验了。我说过那个角绝对会是四十二英寸高。
向导说:“绝对是四十二英寸吗?”他说:“伯兰罕弟兄,在那之后……那头灰熊在这山上的什么地方呢?”他说:“伯兰罕弟兄,照着你所告诉我的,你将会杀死一头灰熊,就在你回到埃迪•彼是羔身穿绿格子衬衫站在那里的地方之前。”他的妻子把衬衫放进了他的野营包里,而他告诉我说他根本没有带。
我说:“哦,那必定有什么人会带着绿格子衬衫,因为必定会出现在那里。”后来他正穿着那件绿格子衬衫。
他说:“在我们回到那里之前吗?”
“我是那样说过。”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有一个弟兄,患有癫痫。你告诉我说,当他再发作时,就扯下他的衬衫,并把衬衫丢在火里,他就再也不会发作了。”哦,他那样做了,神就医治了他。呐,他说:“因此,我不能不相信。但那头熊将会出现在哪里呢?”
我说:“他是耶和华以勒。他能为自己提供一头熊,来使他的道成就。”当我们离他们只有半英里远时(离他们大约有三英里远),那时我所站的地方离他们只有半英里远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只有半英里远了。熊在哪里呢?”
我说:“你不……巴德,那是什么?”,那是一头九英尺高,银色毛尖的灰熊,就站在那山顶上,正在看着我。
他说……我们相距只有不到五百码远。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曾打过灰熊吗?”
我说:“我打过很多熊。”他说:“你最好从这里击中它。”
我说:“不,异象说我是站在他上方。”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现在就从后面打它吧。因为如果你不从后面击中它的话。它们可是很凶猛的。”
我说:“我知道,但异象中说这头熊我是击中了它的心脏。”
他说:“哦。”
我说:“只管继续走,巴德。”
85

我们走下去,进到了另一条小山谷,然后走上去,然后我们就离它很近了,只有大约二百码远。我说:“这差不多可以了。”我说:“一直等它转过来看。”看上去就像是一大堆干草堆。它转过身来,看着我。

我只有一把来复枪。就在它转过身来看着我时,我就一下子打中了它的心脏。它象那样从山上滚了下去,象那样很重地滚下去。巴德站在那里。嘴唇都变白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可不想它爬到我的腿上。”
我说:“我也不想。”
他说:“呐,当我们下到那里时,如果那些角正好是四十二英寸长,我将会大喊大叫的。”
我说:“你最好现在就叫吧。因为肯定会是那样的。”
他说:“在我的马鞍包里有卷尺。”
我们下到那里。异象说一只手会把住角。我在埃迪弟兄旁边拉出了卷尺,我说:“呐,注意看把住角的那个男孩。”他走过去,用那把尺量。拉出卷尺,放在头的根部。那只小手,他的儿子,布莱尼,握着角,站在那里。
巴德说:“求神怜悯,伯兰罕弟兄,不多不少,正好四十二英寸。”
我说:“巴德,神从不会失败。我的意思是,他说的一点不差,丝毫不差。”哦,他是神。但我们看到某些真实的东西时……那正是那个女王想要看到的,一些真实的东西。
86

我过去常跟我的一个半印第安人弟兄打猎。他的名字叫伯特•考尔。他是个英国人,他生活在这里(是个英国人),生活在新罕布什尔州。是个伟大的猎手。我喜欢跟他一起打猎。你别想着愚弄他,让他迷路。他知道回来的路。我们……但他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卑鄙的人。那个家伙真的很邪恶。他有一双像蜥蜴一样的眼睛,他总是用他的那双蜥蜴眼看我,总是吓得我要死。

他总是对我说……他总是射杀幼鹿,你知道,小幼鹿。呐,那没问题。我也杀过幼鹿……如果法律说你可以杀幼鹿,那就去杀吧。那没问题。亚伯拉罕也杀了小牛犊并做给神吃。动物体型的大小或性别没有关系。但随心所欲地杀死它们,那就错了。你不能杀它们是为了自己的欲望。
印第安人有一样东西,据说他是我们所拥有的最伟大的自然资源保护者,他只取他所需要用的。如果他打到了更多的猎物,就会放生。白人是凶手,他出去射杀野牛,等等,只为打靶。做像那样的事的人都是坏蛋。
87

但伯特射杀它们只是为了取乐,要使我觉得糟糕。他说:“你们传教士都是胆小鬼。”所以那是……你知道我(胆小鬼这个词在这里也用吗?)说的胆小鬼是指什么。他说:“那就是你们传道人的问题所在。

然后有一天,我去到那里。他自己做了一个小哨子,使它听起来好像是一只幼鹿的声音,发出那种咪咪的声音。好像是幼鹿在哭着找妈妈。
我说:“伯特,你不会那样做的。”
他说:“哦,你个胆小鬼传道人。”他说:“比利,如果你不是个传道人,你会成为一个猎人的。”
但我必须要在每一年的秋天加入到他的活动中(你瞧?),所以,我就任凭他了。我说:“伯特,你不会那样做的。”
他说:“杀一头幼鹿有什么问题呢?”
我说:“没问题。但射杀它后就把它丢在那里,再去射杀另一头,只是为了找乐。那就糟糕了,伯特。你不应该那样做。有一天它会成长为一头大公鹿的,也许是一头母鹿,会生很多的小鹿。某一天你还可以让子孙们来打,”等等。
“呐,胡说八道,”他说,还是那样邪恶。
88

那个季节已经是很晚了,我们在那里有白尾鹿。你们说霍迪尼是个逃脱艺术家,跟它们相比他只是个业余的。伙计,它可以象那样溜掉。你必须要很快,非常快地一枪毙命地击中它。然后,在它们被击中后一段时间……

在那个季节,那有一点晚了,我们打了一个早上,连个蹄印都没看到,有差不多六到八英寸厚的积雪。我们总是会带上满满一大保温杯的热巧克力,如果我们在暴风雪的夜晚走丢了,等等,我们可以继续走下去,没问题。所以……我们大衣中放着一块三明治。
差不多到了十一点了,我想:“哦,我们连个蹄印都没看到,什么也没有。”在月光明亮的晚上,它们会在晚上时分吃东西,你知道,吃饱,然后在白天躺在灌木丛中,就在那些参天大树的后面。
那时我们上到了差不多是林带分界线的位置,我想也许……伯特带的路。我们上到了山顶上,然后他会分开,走一条路,我就走另一条。我们到处走,也许我们会在那天晚上或第二天早上打到一头。如果我们杀死了一头鹿,我们得知道在那里能找到它,等等,牵上一匹马来寻找它。所以,那时我想……
89

他去到了一小片开阔地上,差不多有这个会堂的三到四倍大,他在一个雪堆那里蹲下了点儿,半蹲在那里。(这个词在这里不太用,对吗?)我是个南方人。换句话说,他蹲了下来。像这样蹲了下去。他去到那里,他又走回来把手伸进大衣里。我以为他是要拿他的三明治,所以我也伸手拿出了我的。我想:“哦,我们要在这里分开了。我要走一边,他要走另一边,这个下午打猎,走回去。”

他缩回手来,竟掏出了他的小哨子。我说:“呐,伯特……”他用他的那双蜥蜴眼看着我,有点嘲笑,在他脸上有一丝冷笑。他像那样掏出了那个小哨子,他吹了起来。当他吹的时候,一头大母鹿就在对面站了起来,就在那片开阔地对面。
我想:“哦。哦,她做了错误的行动。”呐,那很奇怪。通常它们是不会那样做的。你们打猎的印第安人弟兄都知道这个。
那时,他看着我,用那双蜥蜴眼,笑了笑,又吹了起来。那头母鹿走了过来,走进了那片开阔地里。呐,它们那样做是非常奇怪的。
90

呐,一头母鹿就是做了妈妈的鹿,你知道。我可以看到它那……我离的很近,能看到她的大眼睛,那两只大耳朵完全竖了起来。她走到了那里。呐,出了什么问题?她可不是在演戏。她是个妈妈。她生来就是个母亲。母亲的本能在她里面,她的孩子在哭泣。她什么都无所畏惧了;她是来找她的孩子的。

我们从不……枪管里装着一粒子弹。他拉了下枪栓,一粒点30-06型一百八十克蘑菇型子弹被他压上了膛。他是个神枪手。当他的点70温彻斯特……当他象那样拉下枪栓,枪的撞击声,那只鹿受惊了,看了看,她发现了猎人。但她没有跑。
呐,你知道那是很奇怪的。但她是个母亲。她的孩子有麻烦了,她生来就是个母亲,她在寻找她的孩子。她看着那个猎人,仰起了鼻子,像那样看着,想要找到她的孩子。瞧,她听到了孩子哭。她不是在假装。那是真实的。她是个母亲。
91

我看到他瞄准了,一个神枪手,我想:“哦,天啊。他会射穿她的心脏,子弹会穿透另一边的。他怎么能像那样欺骗她呢?他怎么能那样卑鄙,去那样做呢?他吹那个小哨子,让那只母鹿走出来,并射杀她。真不敢相信他会欺骗她。”

我想:“那只鹿的那颗忠诚的心会被打爆的。”我看了看,我看到他把枪端平了。我想:“当在瞄准镜里的那个准星瞄准了那颗忠诚的心时,他就会打穿她的。”我转过了背。我看不下去了。
我开始祷告。我说:“天父,他怎么能那样做呢?他怎么能那样做呢,主啊?他不要听我谈论你。”我说:“他怎么能那样做呢?”我在一堆灌木丛后面自己祷告。
我在等着听到枪随时开火,但枪没有响。我等着,枪没有响。我看了一下,那枪就像这样了。他都握不住了。他注视着,大滴的泪水从他脸颊上滚下来。他那印第安人的黑发垂到了脸上。他把枪扔到了雪堆上,说:“比利,我受够了。把我带到你所谈论的耶稣那里吧。”
92

那是什么?他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他看到不是假装的、人造出来的东西。他看到了母亲寻找孩子的真实表演,是真实的东西。哦,神啊,让我们所有人都成为像那样的基督徒。

在这里有多少人想要成为那只母鹿一样的基督徒呢?你们的心惴惴不安,或别的,想要看到伟大的东西,看到一些真实的东西。那么神,哦,愿他的祝福……
93

让我们低头一会。你们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心中祷告,说:“神啊,使我成为那种基督徒,”只要安静地对自己说。

哦,神啊,我们的父,求你应允你的仆人,哦父啊,赦免这些罪。请听我们的祷告。请现在祝福我们。揭示我们心中的罪恶,使我们成为真正的基督徒。愿恩典和怜悯充满我们的心。主啊,求你应允。
94

他们看到一些真实的东西后,他们就会预备好了。他们看到了一些不是造作出来的东西。必须要是些真实的东西。不是造作出来的东西。我们今晚有一位神。

那个人成了教会里的一名执事。就在那个雪堆上,他用他的双臂抱住了我冻得僵硬的裤脚,他说:“比利,在某处必定有一位神。”他说:“有一位神能使我成为一名基督徒,就象这头鹿是一个母亲一样吗?”
我说:“是的,伯特。他的名字叫耶稣。你愿意接受他吗?”
他说:“比利,我愿意全心接受他。”
我跪在雪中,把子弹从枪里退了出来,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我们在那里一起祷告,他接受了耶稣做他的救主。那是差不多二十年前了。现在,他成了一个基督身体里的忠心成员,是个很好的弟兄。
95

呐,当我们祷告时,在神的同在中,这里有多少人低着头说:“我想要成为一个那样的基督徒。”也许你从未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你愿意说:“神啊,求你怜悯我。我一直都想要成为一个基督徒,但我真的没有看到什么东西能使我……从未有像那样真实的东西。但我真的相信有一位神,我想要接受他作我的救主。”你们愿意举起手来,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神祝福你,先生。还有别人吗?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还有你。在后面的妇人,神祝福你。还有别的人吗?

呐,你也许是一个教会的会员。我讲的不是会员资格。我指的是你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死亡对你来说不意味着什么。你爱耶稣就好像他是……你爱他就象一个妈妈爱她的孩子一样。你知道,你问他对你有多么爱吗?他说:“一个母亲怎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呢?也许她能。但我却不会忘记你。你的名字被刻在了我的手掌上。”
96

呐,南方的女王要来看所罗门的智慧。在这数百年之后,耶稣仍然在这里,在做着同样的事。他们……她说……他们……她要来听所罗门。他在这里,带着同样的恩赐,是更大恩赐,他应许说这个时代,人们会领受到复活的神迹的。神啊,使我们成为真实。现在请祷告。神与你们同在。只要祷告,默默地对自己说:“主啊,求你怜悯。现在我悔改我所有的罪。我相信他。”

神祝福你,相信那信心就在你里面。现在请抬起你们的头。朝这边看。我是你们的弟兄。我来要告诉你们真理。神赐给了所罗门恩赐,今晚他还是同一位神。耶稣站在那里,他就是神显现在肉身中,并向人们显明。
呐,圣经预言说在这末日,神的圣灵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彰显自己。就在神的儿子再来之前,会像所罗门的时候一样。你们相信吗?呐,愿你所接受的那位神成为你个人的救主,愿他今晚说话。
97

你们这里有多少人……这次我要忽略祷告卡了。在这里有多少人是没有祷告卡的?呐,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你们要相信神会医治你。请你们举起手来,说:“我愿意相信。”好的。

呐,你们朝这个方向看一会。对你们来说,我是一个陌生人……呐,如果今晚耶稣站在这里,穿着他几年前所赐给我的这同一套西装……呐,如果你来到他面前,你说:“主啊,你愿意医治我吗?”他也不能医治。他已经做了。你们相信,不是吗?“因他受的鞭伤……”
但他会向你证明他就是基督。你能认出他的唯一方式,不是借着他穿衣的方式,不是他身上的钉痕,不是他拥有的事工;他就是这道。圣经说神的道要比两刃的剑更快,连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对吗?呐,有多少人知道这是真理的,请说:“阿们。”
呐,圣经说耶稣现在就是大祭司,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对吗?呐,如果他是同一位大祭司,你的信心触摸到他,并看到……呐,如果我是……
98

听着。你相信他会跟一个假冒伪善的人有关系吗?耶稣?不,先生。你相信他会跟谎言联合吗?那不是我们的神。但我们的神只对他的道负责。对吗?他允许这事成就,不是因为他必须那样,而是要向人们显明他是神,是能持守他的应许的神。

你们一些在后面的人,你们盎格鲁撒克逊人,你们全心地相信吗?请你们举起手来,说:“我相信。在我看到某些真实的事情成就之前,我就相信。”
印第安人,你们全心地相信吗?请你们举手。
99

呐,现在,我要再问你们。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请举手。呐,你们没有祷告卡。在后面的白人,请举手。好的。

呐,我想要你们来祷告。你们在后面的人,祷告并说:“主耶稣,那个传道人不认识我。但你认识我。”呐,你们可以放下你们的手并祷告。说:“主耶稣,如果你是大祭司,求你让我触摸到你。然后你就会转过身来,”就象那个妇人摸到了他的衣裳繸子,他就转过身来,说:“谁摸了我?”
保罗,或彼得说:“主啊,”彼得谴责了他。“所有的人都在摸你。”
他说:“但我觉得我变软弱了。”能力,力量从他身上出去了。
呐,如果一个小妇人摸到了他,她使用了神的恩赐,如果一个小妇人摸到他就导致他变虚弱了,我一个被恩典拯救的罪人会怎样呢?但他怎么说的?“我做的工,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呐,英皇钦定本说“更大”,但最初的翻译是……不可能有更大的事。神医治病人,他使死人复活。他停住了自然。他做了一切的事。但“你们要做更多的事,”在全世界(瞧?),“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100

呐,你们祷告。你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请你们祷告。让……如果你从未见过某些真实的事情成就,而今晚他在他的同在中显现……呐,不是我和我的……无论我拥有多少恩赐,你们必须也要有信心;因为是你的信心在运行。不是我。

那个妇人,她摸到了耶稣的衣裳,他就变得软弱了。那是一个妇人在使用神的恩赐。但当他从拉撒路的家中离开之后,离开后,然后再回去,使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复活了,他从未说他变得软弱了。那是神在使用他恩赐。你们相信吗?因为他在坟墓那里说,你知道,“父啊,我感谢你,你已经听了我。但我说这话是为了这些人。”瞧?他说:“若不是父指示我,我什么都不会做。”那就是当他们差人去找他的时候,他不回来的原因。现在,请祷告。
如果我是神的仆人……呐,如果任何人觉得这是错的,请上到这里来做。让我们看你来成就,如果这是错的话。如此的安静……这么说这不是错的。这是从神来的。这是神的圣经。呐,你们要相信。现在,只要相信……
101

我是个紧张……这是我的第十一场连续聚会,我快筋疲力尽了。你们都知道,夜复一夜,每天晚上,都有能力,力量。在一天当中,神会差我去到角落里,说:“站在这里。将会有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过来。”那就是那个大异象。

这些都是小的异象。是你们导致了这个。而那是神给的异象,他说:“过来的这个人,他在某个时间做了某事。他会被推过街角。你去对他说话,使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就走开吧。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谁做的。”你们会在这里的报纸上听到,以及象那样的事。没有人知道那是谁。他差我到这里,说:“做这个。”瞧?那是神在使用他的恩赐。瞧,明白吗?
呐,你来做。你来使用神的恩赐,说:“神的大祭司啊,让我触摸到你。你使用伯兰罕弟兄来对我说话。如果你告诉我的问题是什么,这个,或我心中正在祷告的什么事,我就会全心地相信的。”然后你就可以说,象那只母鹿一样,像……你就会象伯特•考尔那样,看到一些真实的事。
102

呐,这里。就在这里。感谢你,主。朝这边看。今晚有多少人看过报纸上的那张照片呢?你们看过吗?他在这里给人看过吗?好的。你知道你在报纸上看到的那道火柱,它就在这里吗?火柱就立在这里。现在就在一个妇人头上,就坐在最后面那里,是一个小妇人。她戴着眼镜。她有点瘦,患有过敏症。

你相信吗,姐妹?几分钟前你举起了手,你没有祷告卡。你没有祷告卡,对吗?请你站起来。那就是你正在遭受的,对吗?如果这是对的,请举手。如果我跟你是陌生人,请你象这样挥挥手。我想要问你件事。现在你觉得有一种很甜美的感觉,对吗?这是真实……我正看着那道火柱,现在就在绕着那个妇人旋转。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耶稣基督……现在,你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