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722 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1

谢谢你,博德斯弟兄。现在让我们把我们所要祈求的告诉神。请举起你的手来让神知道,“神啊,请纪念我。”

我们的天父,我们这次短期的帐篷聚会现在临近结束了。父啊,我们全心地感谢你为我们、为这群会众所做的事。在我们的心版上,用神永不消逝的墨水写下了:耶稣基督仍然活着,永远活着为我们代求。我们为此而感谢你。
父啊,我们祈求没有一个人会被落下,每一个在这神圣同在中的人都能得着他们举手所求的。现在求你更多地为我们掰开生命的粮,父啊,当我们等候时,求你加增我们的信心。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2

一场聚会中,总有些东西让人难舍难分。我们在这片地上争战、战斗、挣扎,然后就在我们到了一个地步,真正开始彼此熟悉的时候,却要停住、不得不去到别的地方了。不久前,有一位弟兄刚刚告诉我,在那边的那位弟兄,他告诉我你们都邀请我回来。我为此感谢你们。这表明你们仍然喜爱神的道。我非常感谢你们。

现在我要去温哥华岛。我会在星期二晚上开始,在一个叫阿尔伯尼港的地方。阿尔伯尼港,我相信是的,就在温哥华岛的另一头。我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会在那里。然后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我会回到维多利亚,去到岛上。所以如果你们任何人住在那附近的话,哦,我们肯定会很高兴见到你们的。我有……明天我就会在旅途上了。
3

弟兄们提议要带我到这附近钓鱼。哦!我太愿意去了。我很喜欢那样做。拉斯姆森弟兄,我上次来这里时,他把我带到了库斯湾那里,好像是这么叫的。哦,我抓到了一条大鱼……我差不多……我仍然能感觉到在鱼线末端的拉动。我真是非常喜爱钓鱼,但是……

你知道,我希望我能那样做,然后就坐在船上,跟那些弟兄们说话,等等。那将会是一段极其美妙的时光,肯定的。但我不能那样做,因为那些渡轮来来回回地开,且总是挤满了人。我们或许不得不等上一天才能去到那里。那些渡轮上的人太多了,他们说,有些时候一次要载四百辆或更多的汽车。有人告诉我说,有很多地方,你必须要提前一天预订才能过去。所以,我真希望我能加入这趟旅行,弟兄们。哦!我希望你们能过去。我会因着你们在那里而快乐的。你们明白吗?
4

但在某个时候,一直到那另一边,那时所有的匆匆忙忙都消失了,一切都安定下来,我盼望能和你们每个人相遇。我知道你们这里有很多的弟兄们都是猎手和钓鱼的,你们都知道印第安人的祷告。当一切都结束时,我盼望,在通往荣耀的路途上,一路下来,我们会再次彼此遇见,就是在我们争战要去到那里的时候。它们是没有尽头的。它们永远不会停止。任何喜爱丛林等事物的人,就像你们在俄勒冈州这里的人所做的,这里是世界的美丽景点之一,在那里有一条大路,是没有尽头的。我会在那条路上的某个地方等候你们的。靠着神的恩典,我会在那里与你们相见。

我们的姐妹们,我能想像在那里的某个不断冒泡的泉源附近看到某个人,看到我们可爱的姐妹们在那里,正坐在那里梳理狮子,或老虎,或别的什么的绒毛。那里不会有任何东西再伤害人。你可以在那里坐上一百万年,就跟你第一次去到那里一样,你的时间一点没有减少过。当我们去到那里时,那将会是荣耀的。我盼望那一天。今天我在挣扎、尝试、拉动、挤压、哭泣、谴责,尽我所能地做一切事,就因为我想要在那里看到每一个人。我正在尽心竭力。
5

我的经理人们,我非常感激他们这些人。只有神自己知道我是何等感激他们。当然他们明白我知道他们所经历的。我为他们祷告。不仅是现在,而且我会时常为他们祷告的。他们经历了一场伟大的争战。这些人这样做,是为要带来一些他们相信是从神而来的,能鼓励他们的会众和教会的东西,我尊重他们。他们也许属于不同的组织。也许有人是属于神召会的,一些属于神的会的,一些人是独立的,等等,哦,一个又一个。但我们现在在一起。我们是弟兄。

6

我有几个孩子。当我去给这些孩子们买冰激凌时,我告诉你们,一个说:“我要香草味的。”

另一个说:“我要巧克力味的。”
还有一个说:“我要草莓味的。”
当我回来时,当我看到所有那些不同的颜色时,我好像拿着彩虹。但你知道吗?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他们都在吃冰激凌。口味并不重要。你知道我的意思了,不是吗?弟兄们。口味不算数。我们都在吃冰激凌。我们相信同一位神,同样的经历。你知道,其实,彩虹是个约定。是的。
所以,我们在心中有个约定,要成为弟兄,为神的国和神的荣耀而同心合力。弟兄们,愿你们能长久挥舞他荣耀的旗帜,弟兄们。愿神永远与你们同在。当在黑暗和艰难的时刻,我会为你们祷告的,也请你们为我祷告,仍然撒网,直到我们在另一边相遇。
7

为我们主持这次聚会的弟兄在那里,我想……当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时,我说:“他必定是个意大利人。”后来却发现,他是个俄国人。当我去到芬兰在那里举行聚会时,我曾去到过俄国的边境。呐,听着,当人们告诉你……我这样说跟这里这个宝贵弟兄没有关系。你们知道他是怎样的,他在这里跟你们生活在一起。但每个人都告诉你,我们也听到了很多宣传,俄国全部是共产主义,你们去到那里……

你们不要相信那种胡说八道。在俄国有数百万的基督徒。哦,你知道吗?在整个俄国,只有百分之一的俄国人是共产主义者。那是国家的统计,百分之一。俄国需要的是一场复兴。他们需要属神的人带着真实的东西站出来。
8

当那个芬兰小男孩从死里复活时(在这件事发生的两年前就已经在这里公布过了,他会从死里复活),当那个小男孩从死里复活时……他们正要把我带到赫尔辛基去,要经过那里。他们有……在那之前,我只进过一次会堂,从那之后,他们就标出了字母,我想他们只能坐两万五千,或三万人。他们让一群人进来,让我对他们讲道,然后让他们全都出去,再带另一群人进来,新的一群人。

当我走在路上时,我注意到那些芬兰小战士们。那时他们刚结束了跟俄国之间的战争,他们肯定有……他们中的很多男子都牺牲了。那些小男孩,他们中的一些人是那样年轻,还从未刮过胡子,脸上很光滑。脚上穿着那种大靴子,大匕首挂在他们的腰间,他们走在街上;他们让我走在他们中间。
当我经过那里时,那些共产主义战士(呐,在这点上,我不需要引用任何人的话,我就在那里),那些共产主义战士,当我经过他们时,他们站在那里,致以俄国式的敬礼,眼泪顺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流。他们说:“我们愿意接受一位像那样能使死人复活的神。”那事传遍了整个俄国。
9

问题是,导致俄国共产主义产生的原因是那里天主教会的软弱,他们把钱从人们那里拿走,却没有给还他们任何东西。他们也没有活出不同的生命等等。就是这个导致整个世界都成了共产主义的。是那样的。当他们看到真实的东西时,他们就会准备站出来接受的。

我看到俄国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开双臂抱住一个芬兰的基督徒士兵,拍打着他的后背。听着,弟兄,任何能使一个俄国人和一个芬兰人彼此拥抱的事也会使战争永远止息的。基督是一切问题的答案。但那是……对他们来说,必须得是真实的东西。
10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晚上,一个芬兰小女孩……他们把我带进宿舍,好像是那样的。我记不得这些细节了。她的照片放在书的后面。她有一条腿比另一条大约短四五英寸。她有一只大鞋垫在下面。她在身边这里有一个支架,有一条带子挂在她坏的脚的底部,一直延伸到她的肩膀上,她有两个拐杖。当我进去,而那些芬兰小士兵们也进来的时候,她正好从女厕所里出来。

我正在谈论,想要跟那些士兵们说话,我用手指着那里的那些俄国人,他们是多么尊重神。然后,当我们进来时,这个小妇人,小姑娘,就从女厕所里出来了。
他们说过:“不要让任何人触摸。”我喜欢小孩子,当弟兄们主持聚会时,我要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把他们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他们所有的人都可以参加。我要拿一些芬兰货币,然后出去。我带着一群孩子在街上来来回回地跑,给他们买糖吃。我喜欢孩子们。
11

所以,这个小女孩走出来……她以为她做错了,她走出来去到了我所在的地方,就停下了。她低着头,头发看上去有点乱,小裙子也皱巴巴的。后来我得知她是个芬兰小孤儿。她没有爸爸妈妈,他们都在战争中牺牲了。

当她看到我时,我正从这条路走进去,她正站在另一边,头低了下去。我停住了。在我身后的两个士兵继续往前走,他们已经在唱:“只要相信。”但我还在等着。我知道那个孩子想要一些东西。她再次看着我,仰起她的小脸看着我。我不会说她的语言,所以我就伸手指向了她。她就走到了我所在的地方。
当她开始……她走路的方式,她必须伸出两只拐杖,支在她的肩膀上,抬起他的脚,然后像那样迈出去,再走路;然后再抬起她的肩膀,像那样伸出那只残废的脚。我想我就这样看着那个孩子吧。当你看着孩子时总令人惊喜。我看着她,她不断地越走越近。
12

我站住不动,那些战士们也转过身来看。当她离我很近时,她停住了。她看着我,伸出了她的小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大衣,亲吻着我大衣的口袋,然后放了下来。我只是看着她。她抬起头,眼泪在她的眼睛中打转。她抓过她的拐杖,撑住了自己,提起她的小裙子(那是很芬兰的做法),说:“Kiitos。”意思是:“感谢你。”

我看着她,我想:“即便我是这世上最大的伪君子,神也会回应这个孩子的信心的。”我开始转身。我看着她走了,然后在一个异象中,她离开我走了,正常了。我转过身来。我说:“宝贝,”她不断地说着:“Kiitos。”她听不懂我说的话。我说:“宝贝,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她说:“Kiitos,Kiitos,”他们不断催促我。
我说:“哦,有一天她会知道的。”
13

之后,我叫了一个很多人的长祷告队列,拐杖等东西堆满了各个地方,主向人们揭示并从会众中把他们呼召出来,我的弟兄说:“你已经叫了太多人了。明天我们还要再讲道呢。”所以,他来叫我,我说:“让我再叫几张祷告卡。”当他叫号时,下一个上到讲台上的就是那个小女孩。她还拄着她的拐杖。

我对爱撒克森女士说(她今天可能就坐在这里),我说:“爱撒克森女士,只说我说的话。”我说:“亲爱的,在外面的走廊上耶稣就使你痊愈了。让某个传道人来给你拿走那个支架吧。注意会发生什么事。”
当他们去到那里取走那支架时,我在为另一个人祷告,她走过来,两条腿都跟平常人一样正常了,她的双手举向空中,荣耀神。据我所知,这个小家伙今天就住在芬兰,因为……
14

孩子,孩子总令人惊喜,不是吗?单纯的信心。

我有两个小女儿。她们现在都长大了。他们仍然是我的女儿。我过去常常讲一个小故事,有一次我正在等候……是妈妈在等我回家。我出去举办一场聚会,两个女儿正在跟我一起等,哦,或说是在等我。后来瞌睡虫爬上来,她们就睡着了,差不多一点的时候,妈妈把她们放到了床上。
飞机晚点了。当我回到家时,我太累了都无法入眠。(就像昨晚,我根本就睡不着。)所以,我就起来,只是躺了大约两个小时。我起床走到了外面的客厅,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我总是用这个打比方。利百加是我的大女儿。小沙仑多年前就跟她妈妈回天家了,你们知道。利百加是我的长女。她比撒拉大四岁,撒拉那时大约四岁,哦,大约两岁,我猜,百加大约六岁。对我来说,百加代表着这里时间很长了的教会。她腿很长,又很瘦。撒拉是个小不点,棕色的眼睛,胖乎乎的。
15

所以……我不知道,我猜你们的孩子也像我的那样。传下来的(把衣服传给下一个穿),所以撒拉穿的是百加的睡衣,对她来说,那太大了。她们有那种兔子腿睡衣,你们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所以,那对撒拉来说是有点太大了。

那天早上,在天亮之后,哦,首先你知道的是,我听到了一阵吵闹声。在另一个屋子里,有人翻了个身,是孩子们,利百加醒了。她意识到,“爸爸必定回到家了,”她飞快地跳下床。那就吵醒了撒拉。撒拉也想要跟上她。
百加能超过她;她腿长。所以她跑过来,跳坐在我腿上,张开双臂抱住我的脖子,开始欢呼:“爸爸,爸爸。”小撒拉,穿着那套百加的长脚睡衣跑过来,她踉踉跄跄地。她太矮小了。赶不上百加。
16

所以……百加转过身,看着撒拉从走廊上跑过来。她说:“撒拉,我的妹妹,我想要你知道一件事。是我先到这里的,我得到了全部的爸爸,他没有什么可以留给你的了。”你知道,就像他们一些人今天想要告诉我们的,他们以为他们得到了全部,你知道。他们来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从四五百年前就开始了,你知道……

可怜的小撒拉,她的小嘴憋了起来;她棕色的小眼睛红了起来。她开始转过身去。当时百加的头像这样挡住了我,我把头偏到一边看过去。我像那样示意并把另一条膝盖伸了出去。她跑过来,也跳到了膝盖上。她是……她的腿都够不着地。她刚能到处跑不长时间,你知道,她有点摇摇晃晃;我害怕她会掉下去。所以我就伸出手去,用双臂搂住了撒拉,她把她的小脑袋像这样靠在我身上。
她转过身来,闪动着那双又大又深邃的眼睛,抬头看着利百加,说:“利百加,我的姐姐,我也想对你说一件事。”她说:“也许你是得到了全部的爸爸,但我想要你知道爸爸得到了全部的我。”
17

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能释放我们自己,敬拜主……我们也许有一些摇摇晃晃。只要神能拥有全部的我,那就是我所在意的。如果我能完全把自己彻底顺服,让神能拥有全部的我……我可能不懂得所有的来龙去脉,不懂该如何引用那些信条,以及像那样的东西。但有一件事……

有一次,一个人对我说。我做了记录,他说(一个很杰出的人),他说:“你完全不懂你的圣经。”
我说:“但我对作者却很熟悉。”所以那只是……认识他才是生命。你不这样认为吗?是的,先生。如果我认识他,他就会把他的圣经启示给我,因为他想要我知道。
18

刚才弟兄们告诉我说你们为我收取了乐捐。我很感激这点。我确实不是为了这个来的,但我感激这点。我总是请求……

如果所有的花销都付清了等等,他们又收取了奉献,然后,你知道我会怎么处理那些奉献吗?我会自己把它用在海外的事工场上。我知道你们给出的是你们的一部分生活费。现在,这钱是在我的手中。我现在要付责任。这不在你们的手中了。但我会尽我所能地把它用在神的国和神国的建造上。
我祈求这会带还给你们一千倍。你们坐在这么热的会堂里;你们赞助了这些聚会;你们一切做得都很好。我感谢你们。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么说:“神祝福你们每一个人。”我希望他会提供你们在这旅程中所需要的一切,我肯定他会的。
19

呐,我想要问你们一个问题,也请你们帮个忙。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也许我的……我有大约……我必须要去到黎明弟兄那里,你们很多人都认识他,要去到佛罗里达那里跟基督徒商人会的人一起,举办几场聚会。然后我就会去到海外,在那里你们就不能像这样坐着了。巫医会站在那里挑战你。一切……你有……在这里你并不是在战场上,但在那里是。

当一切事情都变得很艰难时等等,我能依靠在俄勒冈州这里的我的会众、朋友们为我祷告吗?你们会那样做吗?只要为我祷告。我要依靠你们。我也会一直为你们祷告的。
如果我在河的这边再也看不到你们了,我也会在河的另一边带着同样的见证与你们相见的,那就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我相信他是神的儿子,仍然从罪中拯救。他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害,被钉十字架,受死,第三天又复活了,并活到永永远远,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我相信他活着。
20

我想要用这个机会来感谢这个人,首领,或说是总管,或不管是谁,让我们可以使用这会堂。我很感激这点,我相信神会丰盛地祝福这个团体,不管哪个,让我们用这个会堂。愿他们没有一个人失丧。愿那日,他们每一个人都能与神的圣徒出现在那里,这是我真诚的祷告。感谢你,绅士们,我全心地相信在你生命的历程中,神会使一切都很顺利的。

呐,我希望某一天能再回来。若神愿意,我的弟兄也愿意这样做,来回到这里举行聚会,我们就可以有一个延展聚会。我想要有一段时间,能在早上跟我的牧师弟兄们谈话,谈论神的事。
感谢这位在这里弹风琴的美好的女士,还有钢琴师,我们感谢你们。还有所有的引座员等等。愿神永远与你们同在。
呐,今天下午我们想要为每一个人祷告,我不想留你们太长时间。我每晚都留你们太长时间了。我想要说:“原谅我。”但弟兄,姐妹,我要尽我所能地使这信息简单,我知道种子已经种下了。他会在他合宜的季节长出来的。当我出去的时候,请你们为我祷告。我也会一直祷告并求神帮助你们。
21

今天下午,我想要从这蒙福的古老圣经中读取一段经文来做为一个主题,我不会讲太长时间,因为我要为所有的病人祷告。你们爱他吗?请说:“阿们。”[会众说:“阿们。”—编者注。]你们相信他吗?请说:“阿们。”有多少人曾听过那首《阿们》的颂歌?哦,是的。这很好。太好了。我爱这首歌。阿们。艾普弟兄唱得很好。

我想要从约翰福音14章来读,只读第8节。
8腓力对他说:“主啊,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请让我把下一节经文也读一下。
9耶稣对他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
我想要用这个主题: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换句话说,就是“满足。”“如果你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满足了。”
22

呐,在历世历代中,这一直都是人心中的哭喊,那就是要见到神。古时的约伯哭喊说:“巴不得我……”他正处在艰难中,“巴不得我能知道他的居所。巴不得我能去敲他的门并与他说话……”每一个人都想要认识神并见到神。约伯想要看到他。摩西想要知道是谁在那堆燃烧的荆棘中。后来他说:“把你的荣耀显给我看。”他想要看到某些彰显,以此来知晓那就是神。我们所有的人都是那样做的。我们都渴望见到真实的东西,某些能证明那是神的东西。

这是我谦卑的想法:父喜悦显明他自己,彰显他自己。神爱他的孩子们。我多么喜爱来告诉我的孩子们一些事,并作出要求,然后看到孩子们按照那要求去生活;我就可以给他们看一些美好的东西。
23

我多么愿意告诉我的小儿子约瑟:“如果你能做一个好孩子,呐,照料母亲,你知道星期六当我回来时,我就会带你去钓鱼。”

回来见到小儿子……他的妈妈说:“他很听话,比利,这周他一直很听话。”
我会很高兴地向小儿子显明,带他去钓鱼。我喜欢向他显明我想要对他友好,因为他是我的一部分。我想要他成为我想要他成为的那种基督徒。我喜爱让他彰显出我自己想要他成为的样子。
神想要向他的孩子们彰显出他自己。但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你相信。这就是他所有的要求,给出他的道并问你是否相信他的道。
24

呐,我要说……呐……

然而,这岂不是很奇怪吗?腓力,这位伟大的勇士,他看到了基督大能的运行,就去叫了拿但业,把他带到了那里,看到了经文的彰显,印证了他就是弥赛亚,然后他说:“呐,你把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呐,你有没有注意到下一节经文,第9节,说:“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腓力,你还不认识我吗?”我多么认为今天下午这是对我们说的,满有怜悯的神有多少次把他自己彰显给了我们,然而我们却不认识他。
25

呐,我要讲讲来看见神的四种方式。呐,很多人都想要把他摆在一边,当作一种历史事物,但让我们以四种方式来看神。我相信如果神能被实实在在地显明出来,没有任何令人怀疑的阴影;如果今天下午神以四种不同的方式就站在这里,那应当是令人信服的,不是吗?以四种方面式来看见神,我要讲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呐,我可以再讲一打以上,但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里,若神愿意,我要讲讲这四个方式。

现在让我们来看第一个,神在他的宇宙中。是谁造了宇宙呢?我们被教导说宇宙悬在太空中。宇宙怎么能转动得如此完美,甚至比任何的仪器都更完美呢?
26

我戴着一块三百美元的手表,是在瑞士的古根卜奥博士送过我的。他送表给我是因为那表有一个闹铃,方便与人会面等等。凡尔根牌石英表,是瑞士造表的最好的牌子之一。但它还是会跑得慢,或跑得快。它不是完美的。任何人造的东西都是不完美的;但所有神造的东西都是完美的。瞧?

27

注意,神如何使世界完全正确地运转……太阳完全准确地在运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绕着赤道在转,绕着它的轨道在转。神造了那些星星和所有的一切,以至于人们能分秒不差地预言出二十年后的月蚀的时间。如此完美。

是什么使地球悬住的?哪里是上,哪里是下?我们怎么知道呢?对我们来说,在南极的人朝这边看,说这里是上;而我们在北极的人朝这个方向看,但对南极的人来说,那就是下。哪一个是正确的呢?
宇宙何等完美地悬浮着。在空中转动某个东西,看看它是否会立在那里转上两圈,却不会转出它的轨道呢。但神完美地使整个宇宙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我们相信,那是神做的。没有别的能力,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能那样做,只有神,神自己。
28

你曾去到过海边,观看那愤怒的大海,那些白色的巨浪在那里翻涌,咆哮吗?你知道,几乎五分之四的地球是被水覆盖的,曾有一次水遮盖了整个地球。如果可以的话,大海何等地想要越过那个界限。但你注意,海浪只能上升到那么远。

为什么?神设立了一个守护者在看顾它。那就是月亮。月亮控制着……神把它安置在那里就是为要控制大海的。如果月亮稍微移动几英寸,偏离她的轨道的话,整个世界就会在顷刻之间被水覆盖。注意,当月亮转过头去看地球的另一边是什么样的时候,在晚上,或在早上,等等,那潮水就会退去。
在这里大海又开始咆哮了,但那个守护者在那里说:“那就是你的边界。呆在那里。”然而在那里有足够的水,要沿着地球的曲线,把所有的东西都冲走。但神有一个控制。阿们。哦,你真伟大,何等伟大。他行事,超过了我们的所想。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花上几个小时。
29

让我们低头来看其他的东西。让我们来看花草,它们是如何生,死,又重生的。你可以在冬天在你的青草上面,浇上厚厚的一层混凝土。在来年,哪里的草长的最旺呢?就是在那人行道的边缘。为什么是那里?那就是你隐藏在混凝土下面的生命。但当那个植物的控制者太阳,s-u-n,它开始闪耀时,你就无法隐藏那个生命了。生命就会长出来,挤出自己的路,把它的头探出来,要享受神的荣耀。对吗?

你无法隐藏生命。无论……你可以把你埋葬在海中,你可以……无论你是在哪里,你都会回应的。当这个儿子S-o-n来到时,神的儿子,一切永恒的生命都要跟着他一起兴起,因为他有永生,并赐予了他愿意赐予的那些人。
30

呐,注意,神是如何生活在花中,他是如何生活在树上的叶子里;树叶会如何落下来,树浆会下到树根里,某种智慧在控制着它;让它下到树根中在冬天隐藏起来,在春天又再回来,长出果实,等等。它是怎么做到的?那超出了我的认知。什么……必定是在某处有一个智慧在控制着它。它是无法自己做到的。

没有什么东西会对外面的那棵桃树说,告诉那梨树,“瞧,冬天就要到了,”在大约八月中旬的时候,“你所有的树叶,都要立刻从树上掉下来。生命要跳到树根里藏起来。如果你不那样做,你就会死的。”我知道它是不会自己那样做到的。有某个智慧在控制着它,那就是最高的智慧:神。
哦,如果神能告诉一片树叶,那片树叶的生命要离开那里,下去呆在根部;或者是生命要从树的高处下来,下到根部当中;那他岂不更能向他的仆人揭示人心中的隐秘吗?那是神的智慧吗?哦,整件事都是由智慧构成的。神就是那至高的智慧。
看看鸭子,动物,他们是怎样被神所掌控的。
31

最近,我和我的儿子在孟买去到一场聚会。当我们抵达时,我正在读报纸。印度是一个双语国家,所以有英文报纸。报纸说:“我猜地震已经结束了。”

在地震的前几天……你知道,印度不像我们的国家。我们有很好的编织栅栏。他们捡来石头,建造他们的栅栏,他们建造了他们的塔等等。天气很热,你知道,离赤道带很近。所以那些羊和牛会在下午出来并站在那些墙边,他们会站在阴凉处。那些小鸟在那些墙壁中建造他们的巢。
32

某一天,有什么事发生了。所有的小鸟都飞走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远离了那些墙壁;都飞走了,不知道他们去到了哪里,去到了某处的树上。他们不再回到他们的巢中,牛也不再进阴凉地了。

每一个人都说:“怎么回事,那些牛,那些羊,站在那里,在烈日下相互依偎在一起,都在外面的田地中间。它们不进到阴凉处。他们想知道为什么。
第二天,又发生了同样的事。第三天它们又是那样。然后一场地震把那个地方震成了碎片。墙都倒塌了。如果牛和羊站在墙下面,它们就会死掉的。小鸟就会被压碎的。接下来的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后来到了第五天,那些小鸟等等开始又回去了。地震结束了。
33

你难道没有看到,那是……那位在挪亚的日子里能把它们带进方舟里的同一位神也能带领着它们远离危险。哦,如果神,借着神所赐予一只鸟的本能,它都能知道要逃离那即将倒塌的墙壁,借着圣灵的启示,我们更是何等应该逃离那些必定会倒塌的神学的高大城墙。逃离吧。快快地转向神。不要把你的名字记在小本子上。要重生,让圣灵充满。神在自然中。神赐予了那只小鸟本能。他相信那本能;他信靠它。

34

不久前,我在北边的加拿大,那里的一个池塘里有那种野鸭,它们在那池塘中游来游去。它们现在还在那里。若神许可,再过大约一个月,我就会上去那里打猎。那些野鸭会从南方起飞,就是在路易斯安那州、阿拉巴马州、德克萨斯州的米地里的,都会一直飞往加拿大去。它们会在那里的沼泽、湿地或湖泊中孵出它们的小野鸭来。

35

呐,这里有一只公鸭。它就是生在那个湖上的,是在那个春天出生的。他还从未离开过那个池塘。那就是他所知道的一切,是生在那里的。但有一天晚上,在远处的山上出现了一小块白点的时候,那就是白雪要降落到山上,冷风要沿着山谷吹下来。

那只小公鸭就会跑到那个池塘的中央,伸长脖子在空中,嘎嘎叫上四五声,在池塘中的每一只鸭子都会跑到他面前。为什么?他就会飞离那个池塘并飞走,也没有指南针或任何其他东西,他会径直飞往德克萨斯州的稻田里。如果他再呆久一些的话,他就会被冻僵的。他们就会死掉。
他从未离开过那里。他如何能知道要去哪里呢?他相信神所赐予他的本能。如果一只鸭子都有足够的分辨力,逃离危险和寒冷,那靠着圣灵和基督复活的大能,教会更应该何等地逃离死亡的信条啊。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本能。
36

有一次,我在犁地,爸爸和我。马不断地打响鼻,我说:“爸爸,有什么事吗?在后面那里有山狼吗?

他说:“不,儿子。暴风雪要来了。”
我说:“暴风雪?”我正踩在旧爬犁上。你们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说:“暴风雪?”我说:“天上还万里无云呢。”
他说……他停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老头),掏出他的红手帕,擦掉了他额上的汗水。他说:“比利,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儿子。”他说:“你瞧,全能的神赐给了那匹马一种本能,好让他能去到平安之地。当暴风雪要从某处刮来时,它们能闻到那暴风雪。”
我想:“爸爸……”我说:“好的。”我还没有再犁上两个来回,我们都差点连马都拉不住了,电闪雷鸣等等,暴风雪来了。在暴风雪来到之前,它们就闻到了。
如果神能赐给一匹马(说的是马的感官),他能赐给一匹马本能和智慧,让它知道该如何保护它自己远离危险,靠着圣灵的启示,当我们看到像这样的时刻来临时,我们更何等地应该逃往安全之地。是的。“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哦,我多么想在这点上讲下去。
37

你观察一头老母猪,她会叼着她的豆荚跑到山的北边。你就会读到评论员,新闻评论员在电台或在报纸上说:“明天将会是一个晴朗的大好天。”如果那只老母猪把那些豆荚从山的北边叼到山的南边的话,你再瞧瞧。她知道的要远比世上所有的报纸和评论员知道的更多。你会看到天变冷了。

当你去打野兔时,你再注意,看到它们大老远地跑到树丛或像那样的东西下面,去找一个藏身之处,坐在洞的深处;而评论员却说将会是个好天气,那你就不要相信。那只兔子所知道的远比所有那些人加起来所知道的还要多。他相信神所赐的本能。那是神在为他的受造物开一条路。人这个创造物比牲畜岂不要高级得多。对教会来说,圣灵岂不要远比鸭子,或马,或任何东西的本能都大得多。我可以在这点上花上两个小时。
38

还有一点是我想要讲的。那是我最先发现神的地方。那就是我的第一本圣经,让我看到必定有什么东西在做那些事。神在他的宇宙中。我多么地喜爱日落,我站在那里看着日落,哭了;看到太阳升起,也哭了。我爱那个。

昨晚我对于自己是个猎手做了评论。我喜欢打猎。从我还是小孩子起就打猎了。我在全世界都打过猎,非洲,印度,等等。你们很多人都知道巴德•伯兰罕,他在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的瑞尼••帕斯公路,有十六架飞机飞了过去。那是我的表兄。就是来自猎手的行列的,我们喜爱打猎。那是发自我们内心的。我们喜爱打猎。
我曾去到过科罗拉多州,我在那里的一个农场放牛,牧放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在那里,我们把那些牛群赶进来,赶出去……杰弗瑞先生,也许他今天下午就坐在这里,他现在就住在爱达荷州这里。
所以他和我过去一起去到山上打猎,打麋鹿。我喜爱打麋鹿。在我们那里,一群鹿大概有八十头。我们每年只打一头,只取我们所需要的,鹿群数量就变得很大。因此,杰弗瑞先生是个真正的林中人。他知道该如何打猎。他知道所有的来龙去脉。
我帮忙给牛喂咸水,把它们赶到那里,并围住它们,等等。我知道落矶山脉分水岭的每一个角度,绕过那里,你可以越过波塞德公路,再下去,可以穿过兔耳朵公路。洛矶山脉分水岭就完全展现出来了。激流河谷浇灌着这个地方,赫里福协会占据了那个河谷,就是从东到西分叉的地方。
我们上到东边的分叉,系上我们的马,分开走,径直下到了西边的分叉,许多许多英里之外,也许彼此很多天都见不到对方,去打猎。
39

有一年,我上去那里打猎。我爬得很高,爬到了我所能爬的最高的地方,当时太阳下山了,我就在那里坐了一个晚上。哦,天啊。你可以与神交谈。我在那里呆了一天。天气很干燥。麋鹿还没有下山;还没有足够的雪等等能驱使它们下来。它们是野外动物。它们呆在很高的地方,因为他们不想要下到靠近人类文明的地方。有时候需要雪等等驱使它们下来。

然后当……我在山上到处走,到处看。那天早上我把我的马拴在极低的地方,向上一直走到了林带分界线附近,绕了一个大圈,下到了我们所称的迷失峡谷,沿着那个方向一直走下去。没有新手敢去到那里,哦,对他来说那太远了。就这样,在那深处,我一直走着。
我带着我的来复枪,我沿着那里走着,然后一场暴风雨来了。你们知道在高山上会发生什么。先是来一场暴风雨,接着就下雪,然后就融化了,再接着会刮起风,太阳会照耀。十月在那里会有各种各样的天气,一直都在变化。所以那时还没有足够的降雪驱使它们下来,我就在林带分界线附近。
40

我陷入了一场风暴中,在那里一场飓风把树木吹得东倒西歪,刮到了一起。我正在这树林里攀岩,就来了一场大而猛烈的风暴,开始下雨。我躲到了一棵树的后面,我像这样站着,在一棵树的后面,直到暴风雨过去。我站在那里,差点都睡着了。风刮过来等等,你都能听到神借着那些松树的咆哮在说话。我想:“哦,神啊,你何等伟大。”暴风雨过去之后,我又在那里站了一会,有点像个傻瓜,有两三次差点摔倒。我身上有点被打湿了。

所以我……在一阵糟糕的狂风之后,我从树后面走出来,我想:“荣耀归于神。能上到这里来,能跟神单独在一起,这是何等奇妙啊!”到目前为止两天了,我一个人也没看见,你远离铁道线有四十英里。离汽车也很遥远,没有汽油味,烟味,所有那些所谓文明所携带的臭味。我想:“能站在这里真是很美好。”
41

我看着太阳悬在俄勒冈州这里,要从那里穿过。那是一只又大又漂亮的眼睛悬在那里。我想:“就是那样。他的眼睛看顾麻雀,我知道他也看顾我。”你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神,如果你四下看看的话。他就在你周围,随处可见。他在鲜花中,在自然里,随处可见。我能在那里看到他。

那时,我刚好看到……我听到一只山狼在这里的山上嚎叫。他的配偶就在山脚那里回应他。呐,那就是你说的深渊向深渊呼唤。听到山狼或大灰狼的嚎叫,那就会使我的魂燃烧起来。我听到他在那里嚎叫。他丢失了他的配偶,而她回应了他,在下面的山脚那里。
我想:“哦,神啊,我也有一个配偶。有一天我呼叫神,他就会回应我的。”我站在那里想:“神啊,你就会在那里。”
我听到在那里的长鸣,就是我想要追逐的鹿群。那头大公鹿发出了长鸣,就像号角声。暴风雨使麋鹿分散在了高山上,他丢失了他的鹿群,他正在召唤它们。我想:“哦,神啊,你就活在那里。是那样的。你就在这里。”他就在那群鹿里,他也在狼的嚎叫声中。
42

那时我正好看到,太阳出来了,冷风使常青树结了冰,在峡谷上空出现了一道彩虹。我说:“神就在那道彩虹里。阿们。他就在那里。那就是约,神永远不会再用水毁灭这地了。他应许过了。”

在启示录第1章,一道彩虹也出现在神儿子的头上;在教会头上,七个金灯台上面也是一道彩虹。他看上去就像是碧玉和红宝石,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他是昨日、今日并将要到来的那位。哦,天啊。只要你睁开你的眼睛,无论你看哪里,你都会看到神。四下看看吧。他无处不在。
43

我站在那里,突然一只小松鼠……你们俄勒冈州的人,有多少人知道它们看上去是怎样的?他就是丛林中的蓝制服警察,但都是噪音却不见松鼠。他跳到那树上,发出“吱吱,吱吱,吱吱。”

我想:“你怎么了,小家伙?我不会伤害你的。”那时我又看了一眼彩虹,我说:“荣耀归于神,”我绕着树不断地跑,大叫。他还是看着我,发出“吱吱,吱吱,吱吱。”
我想:“我使你感到兴奋了吗?我正在敬拜你的造物主。你不喜欢这个吗?让我再演示给你看看我是怎么做的,”我又绕着树跑。它们肯定以为它们眼前那个人精神不正常了,我猜,如果有人……我不在乎。我正在敬拜神。我看到了他,我听到了他,无处不在。如果你四下看看的话,你就会看到他。神是真实的。
我尽我所能地绕着树跑,赞美神,举起我的手,大喊“哈利路亚。”我又绕着树一圈一圈地跺脚,就像是一个精神病人,但我释放了很多压抑的情绪。我正享受着一段美好的时光。
我想:“哦,在这里真好。让我们在这里搭三座帐幕。让我们就呆在山上,这真是一个能够去到神的同在中的奇妙的地方,在他的宇宙里。”看到神在他的宇宙里,在他的落日中,在他的彩虹里,在麋鹿的叫声中。到处都有神。
44

我想:“你个小东西,你为什么打断我敬拜我的神呢?”我看到它坐在那个树桩上,或是那棵树被吹倒的地方,发出“吱吱,吱吱,吱吱,”小尾巴像那样垂在他身后。“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我想:“你怎么啦?你认为我举止怪异吗?”但我注意着它。它低着头,眼睛暴突着,俯视着那片树丛。
它根本不是在对着我叫。风把一只大鹰吹到了那下面,是在科罗拉多州的一种褐色大鹰。它在……你知道,那鹰会把它叼走的,所以它害怕那只鹰。它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他害怕那只鹰。
那只大鹰在那里跳动,我想:“哦。呐,我看到你在那里,神啊。我看到你,听到你在那里,听到你在那叫声中,看到你无处不在,看到你在空中,看到你在彩虹里,看到你在各个地方。但现在,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在那只鹰里面。为什么它要打断我的敬拜呢?”
45

我观察了那只鹰一会儿。我想……呐,我看到它灰色的大眼睛看着我,它看了下那只小松鼠,然后看着我。

我佩服它,因为它很勇敢。它不害怕。我恨恶一个懦夫。我恨恶那样的人,不是恨恶人,而是那种态度,他们站在教会中也像其他人一样喊叫,然后走出去。但当真正的摊牌时刻临到时,你们却羞于说你是个五旬节派的人;你们羞于承认你得了神医治大能的医治。哦!
神不能使用像那样的人。他想要的是战士。他想要一些能像保罗那样说的人,“我正在用被他们称为异端的道,侍奉我们父的神。”神想要战士,是硬骨头的,不是软骨头的。他想要的是足够有勇气和足够属灵来站立的人。
46

我说:“是的,我看到神在那只鹰里面。他不害怕。他没有一点惧怕。”我想:“我要看看它可以有多么害怕。”我说:“瞧,伙计,你知道我可以击中你吗?”当我的声音发出时,它很仔细地看着我,并转动着那双大眼睛。

我开始看到它抖动羽毛,你知道,用它的……伸展开来。我想:“这就是了。这就是了。神赐给了他两只翅膀,逃离麻烦,远离危险,他相信那对翅膀,就是神所赐的逃生方式。它感受到那对翅膀仍然正常运作。是的。”
有一次,一个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就不怕你在那上面的时候会失误吗?你就不怕在那里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哦,不。只要一切都井然有序(瞧?),那就没问题了。不要担心。神是赐下应许的那位。
47

那只老鹰,玩弄着它的翅膀,像那样上下扇动着,我想:“哦,是的,就是这样。”我伸出手去抓过了我的枪。他跳动着,像那样看着我,定睛在我身上。呐,他知道,凭着他的能力,在我瞄准他之前,他就能使用那对翅膀飞进那片树林中。他知道那个,他也相信。所以他不怕。

无论是什么事情临到,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呢?神赐给了我们圣灵。“看哪,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们还害怕什么呢?神在创世之前就呼召了你,把你的名字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羔羊在创世之前就被杀了。你的名字在创世之前就被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圣经是这么说的。
圣经说敌基督在这末日要欺骗所有住在地上但名字在创世之前没有被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不是最后的复兴,而是在创世之前。就是那样。所以你要知道,你是活在上面的。你是在某样东西里面。你领受了圣灵。你还怕什么呢?阿们。神在他的宇宙中,我相信,你不相信吗?
48

我看着那个家伙看了几分钟,那只小花栗鼠坐在那里,小碎嘴……我们在家乡就是那么叫的。实际上,他们是一种小松鼠,总是在“吱吱,吱吱,吱吱”地叫着。

那只鹰受够了。他不想再跟松鼠玩下去了,所以他像那样做了一个大跳跃,扇了两下翅膀,他就飞到了丛林之上。他只是伸展着翅膀,不再继续拍打了。他只是伸展着翅膀。每一次当风吹来时,他就会飞得更高。风吹来,他就飞得再高一些。不用动一根羽毛,他只要知道如何调整翅膀就行了。我注视着他。我放下枪。我看着他,他变得越来越小,直到他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49

我想:“哦,神啊,那就是了。那就是了。不是加入这个教会,从这里的这个教会拿着你的证明去加入这个,加入这个,加入那个;经过一个祷告队列。尔罗来了,你就经过他的队列,然后再经过另外一个,再经过另一个。不是那样的。

只要知道该如何把你信心的翅膀放在神复活的大能上就够了。当圣灵来到时,凌驾在其上。凌驾于坐在那里的花栗鼠之上,“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神的医治那回事,”那只是属地的受造物。我们是鹰,哈利路亚!圣灵临到,我们就飞越出危险之外,扶摇直上,直到我们都听不到那声音了。
“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那只是读心术。有什么东西出错了。我们的教会将会这样做。我们有最大的教会。我们是最大的组织。”只要凌驾于其上。
只需要伸展开你的翅膀,说:“耶稣基督,我爱你。我信靠你。”抓住这本蒙福的、有两个翅膀的古老圣经,冲天飞去吧(哈利路亚!),因为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阿们。
50

神在他的宇宙中。

你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吗?看到他在他造的鸟中,在各处都能看到他。我们必须要立刻离开这个主题,来讲讲剩下的。我们可以整个下午都呆在神在他的宇宙中这个主题上。
呐,让我们来说说神在他的道中。有多少人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请举手。好的。现在你们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呐,让我们来看神在他的道中。
呐,圣经说……耶稣说,神的道就是撒种之人所撒下的种子。对吗?呐,你们在俄勒冈州这里的人,当你们种下你们的庄稼时,会怎样?你不需要每天早上都跑到外面去把你所种下的挖出来。
你种下一粒玉米,每天早上你去到外面把它挖出来,看一下,说:“嘿,我还没有看见任何事情发生”;它永远都不会长出来的。你不能把它挖出来。你必须要把种子交托给地土。那就是它的居所。每一次你把它挖出来,你都会推迟它生长。
51

仔细听我。我要说一点大的东西。每一次你看你的症状,你都会延迟你的医治。不要再把它挖出来了。交托给应许医治的神,他医治过其他的人。

当你经过祷告队列时,手按在了你身上,圣经说:“出于信心的祷告要救那病人。”不要说:“哦,让我看看我是否觉得好点了,我的心脏好点了没,我的手……”不要那样做。你会耽搁医治的。要把它放在地土中,因为那是一粒种子。
种子会怎样?看看外面的一棵小苹果树。你们种过很多苹果。看看一棵小苹果树,那时它还只是我们东方人所称的一根细条,一棵像那样的小树。你知道将来会出现在这棵树上的每一个苹果,都已经在那里面了吗?如果不是的话,那苹果是从哪里来的?它是从哪里来的?那棵苹果树将会给你长出几百斤苹果,它们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当你把那颗树种在那里时,差不多像那样,是从一粒苹果种子长出来的,把它种在那里……将会长在那树上的每一个苹果,那时,都已经在树里面了,潜在地说,每一个……你将会从树上采摘下的数百斤苹果,都在那棵还不到半英寸高的树里面。阿们。就是那样。它是从哪里来的?那时候就已经在苹果里了。
52

当你被植入他的受死、埋葬、复活之中,被植入基督里时,并把他圣灵的生命接纳到你里面,在你整个旅途中所需要的一切在那个时候就都已经在你里面了,因为你成了那粒种子。明白了吗?神在他的道中。

呐,一棵树必须要做什么?当你种下树时,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给它浇水,然后树只需要喝水。叶子在树里面;苹果在树里面;一切都在树里面。但树必须要喝水。树必须要喝超量的水。当树喝水时,就会长出来,长出叶子,长出花蕾,结出苹果。但它必须要不断地喝水、喝水、喝水,才能长出来。
当我们接受神的应许,把它放在我们的心中,我们不断地用信心浇灌它;它就会不断长出,长出。哈利路亚!当基督,就是圣灵被植入我们心中时,我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喝神的道。然后就会长出救恩;长出神的医治;长出荣耀;长出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当我们被植入基督耶稣里时,这就都在我们里面了。
53

这就是我对神的解释,就是要喝水。他是永不枯竭的生命源泉。你祈求神永远不会太多。你永远不会相信神做某事过于伟大了。他是你心中的喜乐,在伟大的事上信靠他。你永远不会做得过火。

你能想像一条小鱼,只有大约半英寸长,跑到海洋当中,说:“呐,等一下。我最好思考一下这点。我最好小心点喝这水,因为也许我今年就会把这些水喝光的。”哦,如果你能搞清楚这点,那么你去试试你是否能耗尽神给你的良善泉源。
你能想像一个大约半英寸长的小老鼠,跳进埃及的大谷仓下面,说:“我一天只能吃一粒米。我最好一天只许自己吃一粒米,因为在新的粮食收进仓来之前,也许会被我吃光的。”哦!他在做什么?他是在断送自己。
那完全是现今教会的问题所在,接受教会的信条和教条,尝试着从中吸取,而不是接受神的道,以及享受圣灵洗和属神的事的一切丰盛。为什么?神的道是一粒种子,这道会结出自己的果子。
54

呐,我们刚经历了一场席卷全地的伟大复兴。这差不多已经延续十五年了。我们收获了什么?我们得到了一帮新会员。是的。为什么?我们所种的就是那种种子。

记住,雨水落到地上来浇灌它,为它施肥,因为雨水就是为它而预备的。呐,记住,如果你在外面那里有一块麦田,当麦子在成长时,小小的穗子挂在上面。当你看到任何过于挺立的,那只是它自称为麦子罢了。沉甸甸、饱满的穗子总是低着头的。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所以,现在注意……
呐,但杂草也立在那里,天起了干旱。人们都在求雨。哦,麦子说:“嘘,嘘。”[伯兰罕弟兄模仿喘气的声音—编者注。]几乎再也活不下去了。麦子就要死了。杂草要是得着雨水也会很高兴的。
神赐下了雨水,你知道怎样吗?当雨水降下时,麦子就会直起腰来,说:“荣耀归于神。”麦子就会发出对神的赞美,因为它又活过来了。同样的雨水也使杂草生长,一样高兴,一样能大声呼喊。
呐,那正是耶稣说的。如果你们想要读的话,是在希伯来书6章。我没有时间深入讲了,因为快没时间了。耶稣说:“雨水降落下来,落在义人,也落在不义的人身上。”
55

我们看到人们呼喊,说方言,在灵里跳舞,等等像那样的事。那并不意味他们得着了。哦,不。我们看到有很多人那样做,却没有得到。但从他们的果子你就能认出他们来,果子:就是圣灵,相信神的道,并彰显出神的道。

这把我们引向了下一个思想,神在他的儿子里。你们相信神在他的道中吗?我们能……我在这里写下了一打的经文,就是关于神怎样借着亚伯拉罕,借着像那样的不同的人来彰显自己,证明他是。但让我们……有多少人相信神在他的道中?真诚地说,他就是道。呐,神在他的儿子里。你相信神在他的儿子里吗?他就是彰显……[磁带空白—编者注]
56

耶稣说:“你们查考经文,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做见证的就是这经。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这周我们来来回回地讲过这个很多次,来显明他就是道。所以你可以看到自然、道、儿子。都归结到了同一位神上,实际上是同一位神在不同的渠道里运行。

耶稣就是神在肉身中的彰显。他就是神,神就是道。我们每一个人都相信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耶稣就是神的儿子,那只是身体,而神就是圣灵住在那个他为自己而创造的帐幕里,一个原创的身体,神。
这就是为什么他在这里这样说,“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换句话说,“你看到父借着我运行。”
神是个灵,所以敬拜他的,必须在灵和真理中敬拜他。瞧?神是个灵。在这里我们发现道被彰显了出来。在约翰一书我们发现了;在约翰福音11章,这里也说……还有约翰福音5:24,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发现了。约翰福音14章,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为什么?那是道彰显在他们里面。
57

不久前就在这里,我传讲,歌颂。属于另一个教会的一个妇人……我不想要叫出那个宗派教会的名字;但这个妇人,她属于一个相信精神医治的教会。他们相信魔鬼只是一个思想,神也是一个思想,你思想是怎样的,那就是怎样的。在这个人们试图只是把耶稣当成一个人的时代,他们否认耶稣基督的神性。

哦,他要比人大多了。如果他只是一个人的话,我们就都失丧了。他是神,一点也不比神小。他是神彰显在肉身中,耶和华,父住在他的儿子里面,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那就是我们在马太福音那里被赐予使命的原因,“奉父、子、圣灵的名字给他们施浸。”什么?不是三位神,而是同一位神的三种彰显。父神是一个火柱。他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是子神。神在我们之上,神在我们之中,现在,同一位神,就是圣灵,在我们里面。三个职份:父、子、圣灵。是同一位神,而不是三位神;一位神给了自己三种职份,三个彰显。阿们。
哦,我们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中啊。注意,太完美了。呐,当他在这地上时……
58

这个妇人说:“伯兰罕先生,我很喜欢听你讲道,但我发现你有一个错误。”

我说:“是什么错误?”
她说“你太夸大耶稣了。”
我说:“哦,如果那是我唯一的错误。我真该感谢你,女士,巴不得那是你所能找到的我全部的错误。”我说:“我盼望当我去见神时,神也是这样的,他也只发现夸大他的儿子就是我唯一所犯的错误。”
她说:“哦,你说你是个基要主义者。你只是照着圣经讲,一点不添加……”
我说:“完全是那样的。我仍然要那样说。”
她说:“要是我能借着你自己的圣经向你证明他不是神呢?你总是使他成为神。”
我说:“如果他不是神,那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曾有过的最大的骗子,而我们也都会在罪中。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的话,那任何人都可以彼此为对方而死了。他一点也不比神小。”是的。
59

那天当他要去到各各他时,在他衣服上的那些小红点,连成了一大片;死亡的蜜蜂绕着他蜇,嗡嗡叫:“现在我得到他了。”他们把一块破布蒙在他脸上,打他的头。你知道他能分辨人的心思。他们说:“告诉我们谁打你,我们就信你。”他们吐唾沫在他脸上,大把大把地拔下他的胡子。

魔鬼说:“现在我得到他了。”当他去到山上时,魔鬼说:“那不可能是神,那不可能是神。他肯定不会容忍像那样的事的。”
我能看到他往山上走着,他蹒跚着走上山时,他弱小的身体像那样摇晃着。那只蜜蜂绕着他嗡嗡叫,死亡的嗡嗡声注入到了他的血管中,知道再过一会他就要走了。那只蜜蜂说:“现在我得到他了。”
魔鬼说:“死亡啊,上去得到他吧。那就是全部了。他什么也不是。他就跟其余的人一样。他要死了。你去在他身上蜇下去吧,他就会死掉的。”
60

但瞧,弟兄,当一只蜜蜂把他的毒刺插得很深时,他就再也拔不出他的毒刺了。他就再也没有毒刺了。他会把毒刺拔出来……当死亡的毒刺扎入到一个普通人身上时,因为他是一个罪人,魔鬼就可以拔出他的毒刺,再去蜇另一个人。

但这次,他把他的毒刺扎入了以马内利的身体里。哈利路亚!这就拔掉了死亡的毒刺。一只蜜蜂可以嗡嗡叫,发出各种各样的噪音,那个老……任何昆虫当蜇得太深时,它就会失去它的毒刺。当死亡蜇神的儿子时,他就失去了他的毒刺。
难怪保罗可以说:“死啊,你的毒刺在哪里呢?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呢?”是的。他比人大多了。那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
61

那个妇人说:“我可以借着你的圣经向你证明他不是神。”

我说:“让我们来听听你怎么证明。”
她说:“约翰福音11章里,圣经说当耶稣去到拉撒路的坟前时,他哭了。”
我说:“这就是你的经文吗?”
她说:“是的。他不可能是神的同时还会哭。”
我说:“女士,你知道什么吗?你的论据要比用饿死的鸡的影子做出来的汤还要稀。”我说:“哦,你连一点余地都没有。”我说:“你没有看到他既是神又是人。他是神人。神在他里面。是的。”
我说:“让我来问你件事。他去到坟墓那里哭泣。他是一个人。他与那些哭泣的人同哭。他与那些悲伤的人同悲伤。他与那些满了喜乐的人同喜乐。”
“但当他去到坟墓那里,站在那里时,他的肩膀向垂……圣经说:’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说:’你们挪开那石头,’他挺直了双肩。’拉撒路,出来。’一个躺在坟墓里已经死了四天的人,腐烂了,又活过来,站了起来。那比人大多了。阿们。那是神在他的儿子里。”哈利路亚!人不能那样做。
62

我承认,当他那天晚上从那座山上下来,在那里饿了时,他是一个人。他下山要找一些东西来吃,他在一棵树上到处找吃的。当他饿了时,他是个人。但当他拿起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那就比一个人大多了。那是神在他的儿子里。相信这点。

那天晚上,当他躺在那船的尾部时,他是一个人,船在暴风雨中就像一个瓶塞一样摇摆着;那时,有成千上万个海中的魔鬼发誓他们要把他淹死。当他躺在那里睡觉,累了的时候,他是个人。有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他是一个人。但当他苏醒过来,走到船的帆索那里,把脚踩在上面;举目望天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浪就听从了他,那要比一个人大多了。那是神在他的儿子里。阿们。哈利路亚!
当他在十字架上哭泣,“我渴了,请给我水喝。”但在第三天,当他打破了死亡、阴间、坟墓的封印,复活过来时,他就证明了他是神。阿们。
63

一直以来,只有少数的男人女人相信这点。在历世历代中,它都震动着诗人们的心。如果我今天可以叫出某个相信这点的人来……

我想到了埃迪•佩罗尼特。你们所有的人都知道诗人埃迪•佩罗尼特。没有人愿意买他的诗集。他们不想要跟他有任何关系。有一天,他在哭泣,他进到他的书房,他说:“哦,神啊,我能做什么呢?”他就抓起他的笔,写下了不朽的乐章。埃迪•佩罗尼特说了什么?他说:
“何等权柄,耶稣尊名!
天使全数俯伏;
献上冠冕,同心尊敬;
他做万有之主。“阿们。
在另一篇里说: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走我一切罪愆;
复活,他使我称义,永脱罪权势。
一日他再来,哦,荣耀之日。“阿们。
神在他的儿子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阿们。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走我一切罪愆;
复活,他使我称义,永脱罪权势。
一日他再来,哦,荣耀之日。“
霍斯金写道:
“每逢思念奇妙十架,
荣耀救主在上悬挂;
从前名望,我视如土。“
瞎子芬尼•克罗斯比呼喊说: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
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莫把我漏掉。
你是我的安慰源头,
于我比生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
在天何所归?“
阿们。阿们。
64

神在他的儿子里面,你相信吗?他看起来像神;他举止像神;他说他就是神。他哭喊像神;他医治像神;他像人一样死去,他复活像神。他是神在肉身中彰显。神在他的儿子里。你们相信吗?神在他的宇宙中。你相信吗?神在他的道中,你相信吗?神在他的儿子里,你相信吗?

你可以看到神在基督里吗?耶稣说:“你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看呢?”神在他的儿子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呐,神在他的宇宙中,你相信吗?神在他的道中,你相信吗?神在他的儿子里,你相信吗?
65

现在,神在他的子民里。阿们。在这里,你就得到了父、子、圣灵,一直都是同一位降卑的神。从前神圣得使人必须远离他,他无法接近。即使是一只绵羊,或是一只公牛碰到那山,都必须要被杀死。当他站在西奈山上时,发出他的声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靠近,因为除了动物就没有祭物了。那是神在我们之上。

然后神降卑下来。他下来让我们可以感觉到他。提摩太前书3:16说:“敬虔的奥秘何其伟大,无可争议!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众天使看见,被世界相信,被接到荣耀里。”我们看到神借着他的儿子基督耶稣表达出自己。
呐,神在我们之上,神与我们同在。现在,神在我们里面。神所有的一切都被倾倒在了基督里,基督所有的一切都被倾倒在了教会里。“还有不多的时候,世界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个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哈利路亚!荣耀!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走我一切罪愆;
复活,他使我称义,永脱罪权势。“
难怪他是大卫的根和后裔,晨星,他是过去,现在和将要来到的那位。他曾死过,现在直活到永永远远,在两千年之后彰显出自己,证明了他与我们同在。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66

“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在五旬节,神在他的子民里面。彼得的影子覆盖在病人身上时,神在彼得里面,就医治了他们。人们从保罗身上拿走了手帕和围裙的时候,神在保罗里面。哈利路亚!今天神就在这里。你们相信吗?神……你相信神在他的宇宙中吗?你相信神在他的道中吗?你相信神在他的儿子里面吗?你相信神在他的子民里面吗?

这周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见到了,神行了他借着所罗门所行的同样的工作,那就是神。他那时所行的同样的工作,他也借着他的儿子耶稣行过了。我们看到他借着他的儿子所行的同样的工作,他也在借着他的教会行,这使他成了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阿们。阿们。
67

让我们低头。某个时候,我会再回来,那时我想讲多长时间就讲多长时间。哈利路亚!你们相信吗?“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只要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我们何等感谢主,他仍然是神;我们感谢他,因为他赐下了他的独生爱子,他唯一的儿子,好让他能把很多的儿子们带到这世上,今天他就可以显明他是活着的。耶稣,也就是神的独生爱子,他死了,就可以使我们成为认领的孩子,他就可以借着我们成就他的旨意。
我们是何等羞愧,自称是神的众孩子,却让魔鬼耍得我们团团转。我们拥有权利,我们已经跟他一起复活了。你说:“你有能力吗?”不,先生。我们没有任何能力,但我们有权柄。能力和权柄是有很大区别的。基督有能力。
不久前,有人问我……我跟一个宝贵的弟兄在街上碰面。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是耶稣之名派的吗?”
我说:“我是耶稣的仆人。我是他的仆人。”
68

注意。我想要问你们一件事。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今天下午你们想要他成为你的救主吗?你们想要知道这位就在身边的神是你的救主吗?如果你们想的话,请举起你们的手,说:“我想要接受他,伯兰罕弟兄。就在我所在的地方,我要相信。”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很好。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太好了。在楼道上的,在各处的人。神祝福你们。太好了。很多手都举了起来。

哦,瞧,当我们现在在聚会中正开始升温的时候,看看撒但就想要搅局……这个老魔鬼!你们现在要相信。就是这个时刻,这就是在你自己的教会中,你可以开始一场复兴并做神的工的时候。耶稣说:“信我的人……凡是神所差来的人必做神的工。”阿们。现在要相信。你们不要怀疑。你们要有信心。不要怀疑。要真正地敬虔一会并祷告。现在要真正安静。[有说方言并翻方言—编者注]
阿们。感谢神。我们都相信说方言和翻方言。我们相信神那样做,他那样做是要造就他的教会。呐,如果这信息我没听错的话,其中好像是说相信主会彰显出他自己并为他的子民行事。
69

呐,趁你们还坐着,在我们叫祷告队列之前,我想要问你们一件事。每一个接受基督了的魂,你能对我和对神做出这个承诺吗?首先是对神,然后是我,如果你们还没有受水浸的话,在这里的每一个相信主耶稣基督的人愿意去到这些好教会中的一个,要求受基督徒的洗礼吗?然后在那里一直呆到你领受了圣灵,并把你的生命交托给基督,来服侍他吗?他是……“许多信的人都加入了教会。”对吗?

有多少人会这样承诺?你们还未受过浸的人。如果今天下午你看到神在他的子民中彰显出自己,你现在就会靠着神的恩典向他承诺的。举起你的手,说:“我会这样做。”神祝福你们。请举起你们的手,说:“我愿意……”神祝福你们。另外的人,神祝福你。你,你,你,你。看看这些手。
所有在底下这层的人们。有多少人愿意说:“如果我能看到神彰显出他自己,并证明他现在就在他的子民中间……我看到他在他的宇宙中,相信他在他的道中,在他的儿子里;他的儿子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如果我能看到他的儿子做工,今日行出他以前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我就会全心地相信,我就会忏悔,并去教会受浸,呼求主的名。”
70

在我左边这里楼道上的人,我能看到后面有人举手吗?我应许神,他不能……你也许永远不能……在这个方向的人,举起你们的手来,这样我就能看到了。神也能看到。他知道的。他知道你的心。在这个方向后面楼道上的。我看不到后面那里,太黑了,但请向神举起你们的手来,说:“我愿意。我愿意。”我只能看到在对我挥动或像是那样。我不能说出那是哪一个。

在这个方向后面那里的,举起你们的手。我相信你是真诚的;你会那样做。举起你们的手。神祝福你们。到处是。在下面这层这里的,还有什么人要说:“我愿意向神举起我的手。”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们在这里的人,先生。这真是太好了。
还有别的人吗?呐,神知道你们的心。你是真心的。今晚你们就去到这里的这些好教会中,就在这里的某个教会,去受浸,呼求主的名,因为,记住……
71

你们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请举起你们的手。这周,我在你们眼中蒙恩了吗?请举起你们的手,所有你们想要真诚的人,说:“我真的相信,伯兰罕弟兄。”听着。主的再来要比你想的更近了。我没有在这里讲到再来,只要呆在这个时代的信息里。

记住亚伯拉罕最后的迹象。还记得那是谁下到了那里吗?亚伯拉罕最后的迹象?在犹太人的时刻,当他们被拒绝时,也看到了同样的事。在外邦时代的末了,也是这样。
72

正如我这一整周都在告诉你们的,我仔细地摆开,向你们证明,在历史中我们从未有一个传道人出现在这地上:散基,穆迪,诺克斯,加尔文,是给那些冷冰冰形式化的教会的。所多玛罗得的教会,他们从未领受过圣灵、重生、从那里出来。但今天,在这里我有一个美好的使者,名字叫比利•葛培理:G-r-a-h-a-m,就如亚伯拉罕(A-bra-ham)。明白了吗?

有一个被拣选的教会。看看是怎样的一个信息去到那里并对他们在传讲啊,“出来,出来,出来,出来。”但在这里的这个人怎么做的?他只是背对着帐篷,显了一个迹象给他们看。瞧?那就是被拣选的教会。
哦,不要再沉睡了,朋友们。“神的圣徒,苏醒过来吧。当末了临近的时候,为什么要沉睡呢?只要为这最后的呼召而预备好。”这个呼召正在进行。要有信心。
73

天父,我是你的仆人。我把这个聚会交托给你。我已经把你的道照我所知道的最好的方式传讲了,非常短的时间,很紧张,累得筋疲力尽了。主啊,人们都来参加。一个晚上接一个晚上,他们都回来,想要听到更多。

呐,神啊,我祈求你所呼召的每一个人,在这场聚会中都会上来。父啊,求你应允。愿这些教会坐满了会众。愿人们来承认他们的罪并受浸,领受圣灵。主啊,求你应允。
放下你们……这些人都是寄居的,他们正走在通往应许之地的路上,他们承认不是属这个世界的。我们是客旅,是异乡人。我们声明我们是从另一个国来的。我们在旧的国度里死了,并与新的王一起复活了。他是一个灵,就住在我们中间,在我们里面活出他的生命,赐给我们权柄来传讲他的道。借着我们活出并彰显出他自己的神迹,声称并显明他圣灵的本质,今天还在做他以前在这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神在他的子民里。请祝福我们。
74

E-74父啊,余下的事就取决于你,由你来做了。我已经讲了道,做了祭坛呼召;手也举了起来。我把他们交托给你。神啊,求你应允他们成为这聚会的战利品,他们永不会忘记。无论他们看什么地方,他们随处都能看到神。求你应允。现在请祝福我们大家。

呐,我们在等候,要看到你踏浪而来,父啊。来吧,就像那天晚上你对那个出了麻烦的船所做的那样,他们所有的盼望都没了,无法得救了。他们那些人都害怕你,但主说:“不要怕,是我。要大大壮胆。”
神啊,求你应允,今晚让人们可以知道,那些承认你是他们救主的人,不必再担忧了。你就在这里,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神在他的子民里。父啊,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5

你们多少人是有祷告卡的?现在请举手。在这里有没有没有祷告卡、生着病的人?请举起你们的手。哦,天啊。你连这些人的三分之一都没有发到。我告诉比利把祷告卡发给这些人。好的。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请再举起手来。让我四下看看你们在哪里。几乎到处都是。好的,请看着我。

我昨晚也许说了不该说的话。我说得很快,然后就把话收回去了。我说美国人不接受辨别人心。他们不像海外的人那样接受;当然不会,复兴已经转移到那里去了。但我说:“除非神再次引领我,我不会再使用辨别人心了。在这些帐篷聚会结束后,我就会停住。如果我再回来,我就会为病人祷告的。”但你们注意到没有?我说“如果主引领我,”因为我不能控制这事。他能控制,我只是工具。
就好像这个麦克风,你通过麦克风听到我说话。你们听到的不是这个麦克风,而是我。我只是一个哑巴。这个麦克风,如果没有声音撞击到那个晶体的话,那它就是个哑巴。所以除非神借着我说话,否则在这些事上,我也是一个哑巴。你们相信这点吗?他应许过在这末日他会做这些事吗?我们知道。我们相信我们在这周看到的这些短暂的部分。
76

在这一边的,没有祷告卡的人,请再次举起你的手并祷告。愿神应允。坐在后面这里的这个妇人,正看着我。我看到你举起了手,你没有祷告卡。呐,你离我很近,圣灵就从你开始。

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说是仆人吗?你全心地相信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问题,那你就会相信我吗?你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你患有出血胃溃疡。你为此还做过手术。你很担心。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如果是那样的,请举手。她触摸到了什么?我要让这位女士站起来。女士,请站起来一会儿。
这位女士知道,我想要问她一个问题。她坐在那里,没有祷告卡,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妇人进来并坐下。但她带着信心坐在那里,因为她的情形非常糟糕。我所告诉你的一切都是真的,对吗,女士?请举起你的手。如果说出了关于你的一切问题,请举起你的手来。你,这个……是的,是那样的。神祝福你。好的。
呐,我不认识这位女士。这里是圣经。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她要比我年纪大。我们出生的年月相差很多,住得很远,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做了什么?她正在祷告什么事,并触摸到了那位大祭司。立刻神就触摸了回来,让我来告诉她。呐,不必再担心了。你会痊愈的。你的信心救了你。阿们。
77

现在有多少人相信神在他的子民里?你相信吗?这里坐着一个妇人,担心,彷徨,她担心的是她的癌症。你要全心地相信。不要怀疑。要有信心。相信神的儿子会使你痊愈,你可以回家去得痊愈了,你相信吗?

斯塔伯女士,这是你的名字。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耶稣基督认识你;这样你就不会错过了。你现在感觉好吗?停止担心吧,一切都结束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在这后面的这排坐着一个男人,就在后面这里。那个人患有疝气。他是个陌生人。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不需要了,如果你能全心相信的话。如果我们是陌生人,请举起你的手来。好的。你只是一个进来并坐在这里的人。对吗?你很关心这个疝气得到医治。好的。如果你能全心相信的话,你就会得到的。阿们。
78

神在他的子民里,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你相信吗?让我给你们看一点也许你们不知道的事。这里坐着一个妇人,正坐在这里看着我。她想要做正确的事。她竭力想要做正确的事。她有一个习惯,就是抽烟。她想要戒掉。是的。

是这样的吗,女士?不要害羞。请站起来一下。我跟你是陌生人。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不需要了。你相信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咒诅魔鬼。愿你永不再渴望抽烟。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痊愈吧。我要你来相信主耶稣基督。你相信他吗?
79

坐在那后面的那位女士,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如果你能全心相信的话,女士,神就会使你痊愈的。神祝福你。回家去得痊愈吧。神使你好了。你相信吗?不要怀疑。

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哈利路亚。她正遭受着痛苦。她想知道是什么毛病。她患有癌症。她还患有肿瘤或是囊肿,正在搅扰着她。哦,我希望她不会错过这个。愿神怜悯。科诺女士,你要全心地相信。阿们。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如果我们是陌生人,女士,请举手。你正站在那里祷告,知道你快要死了。不要惧怕。你不会死的。信靠主耶稣基督,你就会活下去。
神在他的宇宙中,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你们相信吗?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他正在掠过所有的会众。你们现在全心地相信吗?
80

你们有多少人相信你们这里的牧师是属神的人?如果你们相信你们的牧师的话,请举手。你们应当信。他跟我一样有权利来为病人祷告。弟兄们,请走到这里来跟我站在一起。我想要你们来跟我一起祷告,也为这些人祷告。到这里来,来这里,罗伊。抓住这里。

我想要每一个有祷告卡的人在这里排队,站起来到这边来,就在这里。站到这里来。每一个人。圣经是怎么说的?“神迹要随着信的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们相信吗?你们相信我是个信徒吗?请说:“阿们。”你们也相信你们的牧师是信徒吗?请说:“阿们。”好的。
呐,我们要一排接一排地叫你们,一个区域接一个区域,先是这边,然后是这边,然后是这边,再这边。不要两边一起上来。你们会在那里搞成一团糟的,你们就不能……现在要听从这里的罗伊弟兄。
81

牧师们,这里还有多少相信的牧师?真正相信这福音,相信这全备福音的牧师?你们很多人也许都是陌生人。你们愿意上来并跟我站在一起吗,弟兄们?我们不会驱逐任何一个。我们相信如果你是一个在基督里的信徒……这不正确吗?对吗,我的弟兄们?

在场的,如果你是牧师,并相信为病人祷告,无论……如果你是个在基督里的信徒,并相信这是出于基督的,那就上来这里,作为一个属神的人而尽职,来站在这里,帮助我为生病和受痛苦的人祷告。上来这里吧,牧师们。沿着这里排成两排。
等一下我就下去到那里跟你们站在一起。我们要为每一个生病的人祷告。我不想要站在那里讲太长时间。当这恩膏还在我身上时,我想要你们经过这里。你们现在全心相信吗?牧师们,请上到这里来;你们一些人从这边上来。从这条路的中间出去,就在这里,排成两排。太好了。神祝福你们。好的。让我们再一起来唱这首歌。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在神凡事都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
82

呐,会众们,队列将会从这边上来。你们搬上那轮椅来。从另外这边推上来,因为必须要从这边上来。你们会混乱的。“在神凡事都能,只要相信。”现在让我们低头,闭上我们的眼睛,一起唱。

主,我相信;(现在每一个人。尊崇他……)
在神凡事都能;主,我相信;[磁带空白—编者注]
主,我相信;主,我相信;
在神凡事都能;
主,我相信。
83

我全心地相信。你们很多人,我猜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我从这排的末了走到另一头末了呢?你们很多人注意到我把你们的手握在我手中。你们注意到了吗?有多少人注意到了?请举起你的手。在那些传道人按手在病人身上之后,我想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我要全心地说,在他们走到我所在的位置之前,他们中至少百分之八十的人已经得到了医治。在他们身上根本没有任何震动。这是完全正确的。这就是我在查看的。你们的牧师很有信心,会众们。要相信他们。

我爱你们。我相信你是神的孩子。请你们为我祷告;我也会为你们祷告,我希望我们能再相会。直到那时,直到我们相会……“直到我们再相会,”每一个人现在都一起……你们全心地爱主吗?好的。现在一起来唱。我会为你们祷告的,也请你们为我祷告。好的。
再相会,再相会!
再相会在主脚前;
再相会,再相会!
有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84

让我们现在低头,当这美妙的音乐……想想我们度过的美好时光。人们将会在那里举行一次世博会,全世界都会来展示它们的科学成就。但教会意识到神在这里有一个世博会,展现他的成就,就是神借他的教会所做的事。

我享受着聚会中的每一分钟,每一分钟。和往常一样,我经过你们的时候已经很累了,但某一天我会再看到你们的。神祝福你们。当我们一起哼唱这首歌时,为彼此做一个小小的祷告,直到我们再相会。
有神同在直到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
主神啊,求你与他们同在,并帮助他们,直到我们再相会,父啊,奉耶稣的名,为着神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