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714 无定的声音

1

谢谢你,弟兄。让我们继续站着祷告。请低下头。要是有什么要求,就请举起手来,我确信神会看到你的。只要在心里说:“主啊,纪念我,我有一件事……”

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此时我们内心带着感恩来到你施恩宝座前,因为你曾拯救我们的灵魂脱离被咒诅的失丧之地。我们感谢你,靠着神的恩典,今晚我们得成为你的儿女。父啊,我为每个要求而向你祷告。神啊,我的手也向你举起,我也有请求。父啊,今晚我要表明我的请求,就像他们借着各自的祷告,向你表明他们的请求一样。我的请求是,神啊,愿你今晚拯救这里每一个失丧的灵魂,医治每个病人,圣灵充满每个信徒。主耶稣啊,请你来,我们需要你。我们正在等候你。当我们等候你的时候,我们将自己交在你手里,照你看为好的行在我们身上。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大家请坐。
2

今晚很高兴再次回到这教堂来事奉主神,也确信无论今晚聚会的内容是什么,这将是主得着称颂的一个晚上。他说:“我的话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意旨所定的。”[赛55:11]我们晓得神的道一定会成就。

3

牧师刚才告诉我说,有个坐在后面小姑娘,那天晚上她来参加聚会,就是布兰特·米歇尔弟兄的女儿和女婿被呼召的那个晚上。这小姑娘从会众中被叫出来,她脸上患了一种皮疹,当场她就得了医治,一直都很好。我相信是坐在后面的那个小姑娘。是你吗?哦,是的。我想,你们已经让她作过见证了。你能站起来一下吗,亲爱的?这个小姑娘长得真是很可爱。她脸上已经没有皮疹了。因为耶稣基督使她痊愈了。我们真是太高兴了!

4

要是能行的话,我不想把你们留到一点。这是不是很糟?请原谅我。不,我不是说“请原谅我”。不,这么说不对,因为我从来没有说过任何我需要事后补救的话,因为我已经尽力全心地借着神的道来说话。我要作的…… 很抱歉,我使你们这么多人感到为难。

5

今天下午,我的一个宝贵弟兄上来要见我,此前我正在祷告。我妻子悄悄来到我祷告的房间门边,她没有喊我,然后她回去告诉他我正在祷告,让他过会儿再来,他就没再来过。我有点担心,尽管他…… 他会理解的。我告诉她说:“有弟兄来访的时候,不管怎样,你都要来叫我。”但是,他们通常都会让我自己一个人呆着,因为有时异象发生,我知道,在我到教会去之前,总会有什么事发生的。明白吗?这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了。

6

现在,我正在看着一个人,我的好朋友,班克斯·伍德。他的孩子大卫…… 伍德弟兄曾是耶和华见证人的信徒,一个承包商,他带他的孩子来聚会。一天晚上,他看见一个姑娘…… 你们知道,耶和华见证人是有点反对神的医治的。他和妻子一起下来,她是属于神的第一教会,是安礼逊运动的神的教会,作法有点像卫理公会。他们去参加那个在路易斯维尔举办的聚会。我们在一个礼堂,是体育场里的一个附堂。

有一个姑娘变成了像石头一样,我不知道现在的医学名称怎么叫。她的情况糟透了,腰以下的部分都不能动。但她接受祷告以后几个钟头,就能跑上跑下,一切都正常了。所以,他们带来了一个患小儿麻痹症的男孩,小儿麻痹症使得这个孩子的腿都变形了。那个聚会以后,我就去了海外。哦,不,他们去了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他没有进去。他们去的那天晚上,正好是主的天使的照片被拍下来的时候。
7

顺便说一下,那些照片、书和磁带都放在这里。如果你们想要的话,今天是最后一个晚上,因为我们不在礼拜天卖东西。所以,我们定了一个原则,就是决不在星期天卖东西。你们可以给他们订单,他们就会寄给你们,但我们不会卖这些东西。

于是伍德先生就带他的孩子上到…… 我想不起来在俄亥俄州靠湖边的那个地方叫什么了。是哥伦布城,我相信是的,在俄亥俄州。对吗?班克斯弟兄?什么?哦,是克利夫兰,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
那天晚上,我走进会堂之前(我正在上楼梯,大概有十层楼),我坐在那里哭。巴克斯特先生走过来。我想,你们大家都认得巴克斯特弟兄。昨晚他还与我在一起,非常好的弟兄。他走过来,我说:“是什么使我这么情绪化?”
他说:“不要感觉有什么不好,伟人也会有这种感觉的。”这让我感觉好受了一点。
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到下面去,我看见一个小男孩穿着一件类似毛衣的黄色紧身套衫,他得了小儿麻痹症,腿短了一截,后来得医治了。我一直在注视着会众,但没有看见他们。最后,我相信是这样的,圣灵把他们叫了出来;他们就在房子后头,在帐篷后面的什么地方坐着;那男孩立即就得了医治。这个人就放弃了他承包商的工作,搬来这里住,就住在我的隔壁。他的那些人,实际上耶和华见证人中每个读到这消息的人,他们都成了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
8

大卫,我不想让你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不过,大卫,你今晚有来吗?请站起来。这个孩子已经结婚了,有几个孩子。在那儿,是的,就坐在他爸爸的后面。他就是那个得了小儿麻痹而瘸腿,但后来痊愈了的孩子。

我还记得他的弟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班克斯弟兄,请原谅我。他的弟兄,一个很好的人;但当班克斯弟兄领受圣灵以后,他们要与他断绝关系。他们以为,他肯定是走入极端了。如果有耶和华见证人的信徒在这里,我一点也没有轻视你们的意思。我尊重每个人的信仰。是的。但是…… 瞧,神也可能呼召你,那时你就会更完美地看见主的道路。所以,这个人进来,你们知道,他对班克斯有点生气。他还带了一个人来。他想知道这个江湖骗子到底是谁。他说:“他在外面割草。”
9

你们真应该看看我真正放松时的样子,留着长长的胡子,戴着一顶旧的翻边帽子。两三年前我向一个人传福音,我是在一次打猎中遇见他的。他问我说:“先生,你能告诉我,在哪儿能找到伯兰罕牧师呢?”

我说:“我相信我能。”
不久前,有辆豪华的大卡迪拉克轿车开到我家门口。你们知道,我当时留着胡子,身上很脏,我正在外面擦窗子。那个人说:“先生,你好,你能告诉我伯兰罕牧师现在住在哪儿吗?”
我说:“他老婆就在那里,你可以去问问她。”
她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她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刚好要……
他说:“他下一次聚会在哪里?”她就告诉他,她走过来说:“哦,比尔。”
我说……
10

所以他的弟兄说…… 我正坐在那里,圣灵说:“他是个已婚的人,离开了他的妻子。他有两个孩子。”我就把这个跟他说了。他盯着班克斯,好像是说班克斯告诉了我这件事。他的弟兄就在那里…… 我很快就知道了他想的。他们不知道。当然,那是主启示了我。坐在房间里…… 许多次,我叫出那些好批评的人来。有时,虽然你并不想那样作。有一次,我作在一个好批评的牧师身上。我叫出他来,告诉他说:“为什么你要作这,作那等等?”好家伙,他失去了一半的会众,还有所有其它的东西。所以,这不好。你看,我只要自己知道就算了。但是…… 我站在那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告诉他,对他并没有什么伤害,他和这个人坐在一起。我说:“好吧,你可能以为是班克斯告诉我的。但是,前天晚上你与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在一起,又怎么样呢?你和她锁在房间里。有一个男人来敲门,你没有去开。你朝着窗外看。幸亏你没开门,否则你的脑袋都得给他打爆了。”这一下他就无话可说了。是的。那时他就知道不是班克斯告诉我的。

11

后来,他的父亲也来了,他是其中一个读到这事的人。他想纠正我对圣经的认识。我没有对他说什么。第二天,我们一道出外去钓鱼。主对我说:“把所有要发生的事都告诉他。这些事都要准确地应验,包括将要钓到多少条鱼,是谁钓到的等等;然后再回来。”于是我就把这些事都告诉了他。我看见他有点好笑地看着班克斯,回头看一下,他想:“胡扯!”但是,那天和那晚上的事都完全照所说的应验了。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我说:“怎么样,伍德先生?”

他说:“哦,”他讲话时有点滑稽,他说:“我想,任何一个能在钓到鱼之前,就看见它们的人,都应该是对的。”现在他已经得救,被圣灵充满了。
12

一天,我们坐在…… 几年前,大概三年前,他的兄弟里尔和我去钓鱼。我离开前,我的小儿子…… 我们不喜欢在家里养猫。如果你们养猫,那没关系。我不是在这里说你们的小猫,但我就是不喜欢这种动物;也不喜欢在家里养狗,我受不了。像对待孩子一样的爱它,自己却不想生孩子,而把这种爱给了一头塌鼻子的老狗。哦,这简直耻辱!请原谅我这么说。你们知道,我说这些是指什么。我的小女儿来对我说:“哦,爹爹,大事不好了!”她说:“有人把一只可怜的猫给扔了。”她和另一个小姑娘在街上,她说:“它吃了毒药,可怜的小家伙都快要死了。你能让它进来一会儿吗?”

我说:“猫在哪儿?”她就出去带那猫进来,我看着那小东西,说:“去拿个盒子来。”当然,第二天早上,我们就有了一大堆的小猫崽子。
13

第二天,我的小儿子,他还是个孩子,手里那样抱着一只小猫,结果那只猫掉在了地上,那个小东西就翻来翻去。我很讨厌这种事。我想,它可能会死的。我又放它回去,可怜的小东西。猫就是猫,它又开始滚来滚去。

那天晚上我们去钓鱼。第二天,我正在钓翻车鱼作鱼饵。你们知道那种小小的翻车鱼,我想,你们这里叫翻车鱼,是作鱼饵用的。那是南部的肯塔基州,约有一百二十英里远的地方。我正坐在那里,圣灵靠近我们所在的那只船。他说:“你马上会有一个生命的复活。”我转过去告诉了坐在那里的班克斯弟兄。如果曾有个善良、真实和正直的人,那就是他和他一家了。他说:“你认为事情会怎样呢?”
我说:“可能是约瑟掉在地上的那只小猫。明天我们回家的时候,那只猫可能……”你们听说过那只负鼠的故事。它记载在《商人》杂志上。所以我说:“可能是指那个。”
14

那天晚上,我们没钓到鱼。第二天早上也没钓到鱼,所以我们就把船划到了一个小湾里,想等到天亮的时候,去钓一些大一点的翻车鱼。我已经把鱼线甩出去了。里尔弟兄跟我们在一起,他是几星期前才得救的。他有一个又大又长的鱼钩,他把蚯蚓穿在钩子上,在鱼竿上有一个很大的线圈,就像这样,是一种有辘轳的鱼竿。一条可怜的小太阳鱼正好把鱼饵吞到了肚子里。他不是把它钩住,然后拉上来当鱼饵,相反他让它把鱼饵整个给吞了下去。

他说:“你瞧它干的。”他一只手抓住这条小太阳鱼,一只手在绕着鱼线,结果把鱼的胃、内脏都给拽了出来,于是他把这条鱼扔到了水上。这条小太阳鱼只有这么大。它的身子扭动了四五下,它的鳍就展开,浮在水面上死了。他看着那条鱼,说:“小东西,这可是你自己作的孽。”这是南方人的说法。你们有多少人听过?你们南方人都听说过,是吗?所以,它就躺在那里。它浮在水面上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我说:“里尔弟兄,你用的鱼钩太大了。如果你要钓到它的话,用十二号的小钩子就行了。只要鱼一来……”我告诉他怎么钓那种小太阳鱼。
他说:“哦,我是个乡下孩子,俺们那边就是这么钓鱼的。”
15

我坐在那里大概有半个小时,那鱼已经死了,浮在水面上。后来漂到一些莲花丛里,就在一个小水湾里。我一直坐在那里。突然…… 我们当时是在山上,沃尔夫河被拦了起来,他们在那里筑了一个堤坝,用来水力发电。那是一个…… 我想,那条河绕着山而转,长度约有一百五十英里。那时,主的灵就像一阵大风声,呼啸着进到了船上,说:“站起来!对那条小鱼说话。它将得回它的生命。”

那条死鱼浮在水面上约有半个小时了。我说:“小鱼,耶稣基督赐给你生命了。奉耶稣基督的名,事成了。”还没等我说完,那条小鱼就像这样转了一个身,“噗噗噗”地游走了。圣经就摆在我面前,神是我的审判官,班克斯弟兄是见证人。
16

里尔在船上差点昏了过去。他说:“这是在指我,因为我对那小鱼说,’你自己作的孽。’”

我说:“不是。”
班克斯弟兄很激动,他说:“我觉得好像彼得一样。让我们在这里搭三座棚,住在这里。这里真好!”然后,他开始说,世界上有多少人会喜欢坐在这里,看见这样的事。他说:“想想我们这些耶和华见证人的信徒,神把我们带到这里,使我们看见这星期所看到的事情,还有在这里发生的这件事。昨天才听到预言,今天就应验了。”
我说:“不,不是那样的。这只是要显明主的恩典。看,在我家里的目录中,至少还有三十或四十个患痉挛的孩子等着我去为他们祷告。”我说:“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患癌症的病人正在死去。许多人躺在旅馆里。我在等候,看看主要告诉我什么。然而他却在这里告诉了我这条小鱼的事。”
17

这要显明他仍然是神。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那里躺着上千个麻风病人。有瘸腿的,拐脚的,血气枯干的,瞎眼的,和遭苦害的,然而神却用他的能力来咒诅一棵树。[可11:14,21]在主耶稣发声时,一棵树枯萎了。这要向门徒显明,他关心他的树和他的鱼,他关心他所造的一切。要显明他凡事都知道,凡事他都能行得好。有太多的东西要说了。

18

我看见我的一些朋友,我看见安格林太太坐在那里。我不知道你来参加聚会,我今天听说梅尔斯弟兄和姊妹也来聚会。他们在哪儿?你知道,梅尔斯弟兄,你变年轻了。我没认出你来,梅尔斯姊妹。这些人都是从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来这里参加聚会的。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们来参加聚会。我今天才听说的。你们都好吗?我真的不知道。我想,你的岳母和小姨子已经从另外一个聚会中回去了,今晚,我在这里看见她们了。我看着那里,说:“他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我看到他了。

19

纳什维尔是个大城市,拥有许多很好的见证。我再作一个从纳什维尔来的见证,好吗?请你们原谅我。我刚从达拉斯来。这件事使我想到了纳什维尔,那是……

有一件事,一次在琼斯伯罗,我叫来一个从纳什维尔来的传道人,他正好住在纳什维尔的郊外。从那之后我就经常经过那里。你们许多联合五旬节派的弟兄都熟悉他,是位很不错的弟兄。但是,他坐在那里不相信,我叫到他的名字。明白吗?我一生中从没有见过他。哦,事情……[磁带有一段空白。]实在很糟,然后我就停了下来。是在琼斯伯罗的里得弟兄,他在那里被呼召的。
20

但我还记得,一天晚上我正要从孟菲斯回来,坐着飞机要回家,遇上暴风雨,他们就让我在孟菲斯着陆。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们都知道,孟菲斯正好位于密西西比河的边上。他们就送我到那里的一家很著名的旅馆,皮博迪旅馆。我想:“好家伙!这回我当上贵族了,住在这样的旅馆里。”过会儿他们打电话来,说:“现在一切都没事了,”当时是大概十点钟左右,“请作好准备…… 飞机明早七点起飞。”

我说:“谢谢,先生。”
他们说:“请准备好,有豪华轿车来接你。”
“好的,先生。”
那天晚上,有好多人都住在那个旅馆。我一直坐到约十二点,给几个人写信,为我收到的一些请求代祷,回答一些在聚会中送来的,还放在我的口袋里的私人信件。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我想:“到了六点,我要出去找个邮筒把信寄出去。”你们知道,我要在那里寄信。所以,我就出去找邮筒,我想找个邮筒。我就走上街去,开始往街道下面走去。当我走了一小段路时,我开始穿过一条马路。那里站着一个爱尔兰人警察,他吹哨子后,人们就穿过马路。有声音对我说:“从另一条路走回去。”
21

你们相信神的儿女都会被神的灵引导吗?[会众答:“阿们。”]我想听到你们那样说,这样我就能讲完这个故事了。是的。主在一条线的两头工作,明白吗?他总是使这两端能接起来。我想:“哦,这可能只是我自己想的。”但是,它听起来像是一个声音告诉我。在那里,有一家体育用品商店,我喜欢鱼具和猎具。于是我就走到那家商店的橱窗边,四周围看看,看是否会引起那大个子警察的注意,说不定他会把我赶走。我去到那儿,四周看看。没有人在注意我。我说:“天父,那是你吗?父啊,我不想错过你。那是你吗?”一个声音对我说,就像你们听到我在说话一样清楚,“转身,走回去。”

22

于是我就转身,开始往回走。我走啊走啊,直到走进另一个区域,我走进了黑人区,在河的下游。我从那条路走下去,那是一个美丽的早晨。我抬头看。我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我想:“哎呀,飞机已经飞走了。”

但是声音又在说:“继续走。”我知道神,只要继续做他告诉你去做的事。不要去用你自己的思想,做他告诉你要做的事,只要一直做。我就一直走,一直走。我走到黑人住的地方,那里有一间破旧的小房子,看过去…… 我边走边哼着那首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一直爱唱的歌。是这样的,我经常唱这首歌,是这样的。
他们聚集在楼上,奉他的名祷告, 接受圣灵的洗,事奉的能力临到,(你们听过吗?) 他在那天为他们所做的,也会为你做 我很高兴地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23

我是才学的,我边走边唱:“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主啊,你要我作什么呢?看哪!我很高兴地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圣灵又在说:“往前走,往前走。”你知道怎样被圣灵引导。我就一直唱着歌往下走,一直在唱歌。过会儿,我看到在一个白色的旧栅栏后面,有一间旧的小房子,有个典型的黑人老大婶站在那里,头上扎着一条男式的衬衫,脸特别胖。我就止住不唱了。大约有这里到门口的距离。我当时就在街上走。
24

当我经过的时候,她说:“早上好,牧师。”我想:“等一会儿。”牧师在南方的意思就是传道人。明白吗?“早上好,牧师。”

我转过来,说:“早上好,大婶。”通常我们对那里的黑人是这样称呼的。“早上好,大婶。”她笑了,大粒的泪珠从她又大又黑的两颊流了下来。但对我来说,那模样就像天使,站在那里看着……
我说:“嗨,顺便问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
她说:“我知道你是。但有一件事,你手上应该有一个手提箱。”
我说:“我把它留在那里了,只把这些信夹在手上。”我想:“哦,哦,”我停了下来。
她说:“我知道你会来,你帽子歪向一边戴着,看上去有点灰,也穿着灰色的衣服。”
我说:“是的,大妈。”
她说:“你读过圣经里那个书念妇人的故事吗?”
我说:“是的,大妈,我读过。”我就走近栅栏边。
她说:“我就是一个像她那样的妇人。我从前没有孩子,是个洗衣工,我和我丈夫都是基督徒。”她又说:“我祷告了两年,祈求主赐给我一个孩子。我答应主,如果他赐给我孩子,我要把他养大来荣耀主。”她又说:“后来,有一天,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就在我们家诞生了。”
她说:“牧师,我照着所能知道的养育他,服侍神,但是他在外面交了坏朋友,染上了性病——梅毒。但我们并不知道,作为基督徒家庭,我们不知道这种事。他也没有去理它。后来,那病毒就跑到他心脏里去了。医生说,他活不了,他的一部分心脏已经完了。我们给他打了各种各样的针。他现在还昏迷不醒,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她说:“牧师,他躺在那里快死了,他什么知觉也没有,已是第三天了。”
她又说:“昨晚我整夜地祷告。我说,’主啊,你赐给我一个孩子,就像你作在书念妇人身上的。但以利沙在哪里呢?’祷告完,我就睡着了,我作了一个梦,看见有个人走过来,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小帽,穿着灰色的西服。”她说:“天亮前,我就一直站在这门口,等着你从马路上走下来。”
25

神在线的两端应允我们。我看着她,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她因站在那里衣服都湿了。我朝她看了一会儿。她说:“你能进来一下吗?”我就走进去,那旧的门上面挂着一只犁头,用来将门扣紧。

她打开门,那是一间又小又破的屋子,只有这么一间小屋,里面放着一张旧的铁架床(多少人知道那种铁架床?),一张旧的铁架床,地板没铺地毯,典型南方人的样子。但她在门上挂了一个牌子,写着“神祝福我们的家”。
我到过君王的宫殿。你们知道,我曾为英国的国王乔治祷告过,当时,他从身体多处硬化的病中得到医治。我也为其他的君王、君主和统治者祷告过。我去过一些全美国最漂亮的家,但是,我还从来没有感到像那天早晨,在那黑人的小屋里那么温馨。
26

我看见床上躺着一个魁梧英俊的男孩,看上去恐怕有一百七、八十磅,有六英尺高。他手上盖着一条小毯子,他一直在“哦,哦”地叫,抱怨周围太黑了。他说:“这里太黑了。”

我说:“他在说话。”
她说:“他一直这么说,已经两天了。他以为他在海里的什么地方,坐在船上,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来的方向。”她说:“牧师,说心里话,如果我能听到他说他得救了,那他就可以去了。”
我说:“大婶,我的名字叫伯兰罕,我是为病人祷告的。你听说过我的事奉吗?”
她说:“没有,先生。伯兰罕牧师,我从来没听说过你,对不起。”
我说:“你相信神会医治这孩子吗?”
她甚至对此没有兴趣。她要的是他得救,她要他得救,这样她就能在另一边再见到他。
27

然后,我说:“好的,让我们祷告吧!”我们就跪在床边祷告,我摸到孩子的脚,它们又硬又冰。我不知道…… 我在床边跪下祷告,我说:“大婶,你先来祷告,好吗?”

我听过许多祷告。我告诉你们,当那个老圣徒向神说话的时候,你就知道,她曾经跟神说过话。那天早晨,她对神祷告说:“主啊,你知道我一直都尊重你。我是爱你的。我工作,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你作的。不是我配得,但主啊,我只想听到我的孩子说他得救了。”她站起来。我什么也没说,就这样看着她,我没有祷告;只是看着她。她站起来,又把被子盖上了。他的腿就像树干一样。她亲吻他的前额,说:“愿神祝福妈妈的小宝贝。”
28

我只是跪在那里,在床脚边看着,摸着他的脚。我想:“是的,不管他给家庭带来多大的羞辱,不管他有多大,还是别的什么,也不管他得了多少性病,不管他给家庭带来什么后果,作母亲的也不会忘记她的孩子。”我又想:“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赛49:15]耶稣说:’我却不忘记你,因为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神的爱有多大呀!不管我们作了什么事……”我看着这个场面,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说:“大婶,我们来祷告。我也要祷告。”
她说:“谢谢,牧师。”她再次跪下来,两手合掌,头低下来靠在孩子身上;我摸着他的脚。他仍在叫着:“哦,太黑了;这里太黑了。”
我说:“天父,我已经误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了,但是我只要顺服你的道。肯定就是这个地方。我不知道别的地方,这是我发现的唯一一个地方。我一点也不认识这个孩子和妇人,但你用奇妙的方式引导我到这里。她说她祷告过了,在梦中看见我今早到她这里。所以我知道,我唯一要做的,就是站在这里为这个可怜的孩子祷告。他的母亲对他得医治没有兴趣,但她要他得救。神啊,我向你祷告……”
就在那时,孩子说:“啊,妈妈,房间里亮起来了。”几分钟后,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跟我们说话。
29

我从那里出来,招了一辆出租车,我已经误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哦,可能还不止。那时已经快到九点半了。我告诉司机,我说:“请带我去机场。”我想这时什么都来不及了,我经过旅馆拿起行李和其它的东西,就赶紧到了机场。当我跨进机场大门的时候,广播说:“前往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23号班机就要起飞了,这是最后一次广播。”

这就是那个单纯的信心!对不起,我的黑人朋友,但那个无知黑人妇人的单纯信心把那架飞机牢牢地按在地上,并一直停在那里!
30

大约两年以后,我正到凤凰城去。我是坐火车去的。你们知道,在火车上,一小块三明治就得花不少钱,面包片很薄,而且只有一面,一块要将近五毛钱。我实在付不起,对我来说太铺张了。我们被拉进了孟菲斯城。你们可能知道,你从东进来往西出去。火车要被拉到那里去掉头。当它被拉到那里去时,我看见有一个卖汉堡包的亭子,我就赶紧跳下车,迅速地跑到那里,买了一大袋汉堡包,足够我吃到凤凰城的了。那里卖的汉堡包,只要一毛钱一个,比火车上的好多了。

当我在跑去买汉堡包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喊我,说:“嗨,伯兰罕牧师。”我看过去,那里站着一个戴小红帽的人。我说:“嗨,小伙子,”我停了下来。他说:“你不认得我了?”我往后看。我想,可能我以前曾给过他什么小费或别的。我想:“我从没来过这里。”我说:“不认得,我相信我不认得你。”
他说:“你记得两年前,你曾在这里吗?你有天早晨到过我家,是主引导你到那里去的,你为我祷告?那时我躺在床上,快要死了?”
我说:“你不会是那个孩子吧?”
他说:“我就是他。我得了医治,现在我也得救了,伯兰罕牧师。现在我得救了,伯兰罕牧师。”
31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可以在这里讲几个小时,我现在是一个老人了。我事奉神已经三十一年,走遍世界,有过各种各样的见闻,主持聚会,作见证。当我们跨到另一边时,我想与你们每个人约会,我想坐下来与你们每个人一起度过一千年。到那时我们就再也不会没有时间了,再也不会像在这里那样没有时间了。你知道吗?当我们坐下来,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当我们在那里相见的时候,那岂不是太妙了?愿主祝福。

朋友们,我们与你们不再是客旅和外人;我们是这世界的客旅和外人。
32

这里有些人是从其它地方来的。明天是星期天,我今晚不想留你们太久。我不介意你们错过一天的工作,但你们不要错过主日学,不管你们做什么,你们一定要去上主日学。这里有几个很好的教会。这是其中的一个,坐在后面的这些牧师,他们都有教会,这次聚会就是他们主办的。他们代表着福音,他们站在这里。如果他们不做,他们就会离开讲台。是的,他们站在这,是神的仆人,相信并且主办这次聚会。他们这里有教会,或许是你们自己宗派的教会,他们在这里。他们很高兴你们去,我确信,明天来听他们讲道会对你们有益处的。明天上午主日学我也会来。

明天下午的事奉是在这会幕或是教会。对不起,我一直说成是“会幕”。会幕就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是的。它代表在旷野的会幕。我们期望明天下午看到你们。几点钟?两点,还是明天下午两点半?一定要来参加主日学。
33

我想告诉你们一些事。把你们的孩子送去上主日学校是犯罪,你知道吗?送他们去是犯罪的,你必须带他们,一直带着他们。明白吗?你们自己也要去。

不久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小动画片:现代美国。那里躺着孩子的爸爸妈妈,啤酒瓶罐遍地都是,一地的烟头,等等。大约九点,一个小男孩起床了,洗完脸,穿好衣服,敲着门,说:“谁带我上主日学?”是的,事情就是这样。求神怜悯。
34

朋友们,你们或许认为我太严厉了,我并不想这样。罪把我的心都撕碎了。当我看到它潜入我的教会,我就为这教会起了嫉恨。是的。神呼召我到这个教会。我可能…… 你认为我伤害了你们的感情。我希望没有。我希望你们理解。我希望圣灵让你们知道我要你们知道的声音。明白吗?你们只要相信。愿神祝福你们。在打开神的道之前,让我们先向圣经的作者说话。

35

我们在天上的父,今晚帮助我们。这些见证,我们如何站住…… 当我们到了那边看见但以理,我想站着一千年来听他说话。我想见到马太、马可、路加、约翰、保罗和巴拿巴,我想见到他们所有的人。但我更想见的是耶稣。当我们站在那里…… 当众天使围绕在地上,低头听我们唱救赎之歌,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唱什么。他们不曾失丧,他们不需要被赎。但当我们冠他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唱着锡安的歌,被羔羊的血赎回,那将是一个何等激动的时刻。我们盼望着那个时刻。

今晚祝福我们,主啊,我们来与你的道交通。现在帮助我们,膏抹你的道。让它像一把两刃的剑发出,把整个世界从我们身上割去。因为我们知道神儿女的心耳是被圣灵行了割礼。我们祈求今晚他来为我的心与耳行割礼,为今晚在这的每一个心与耳行割礼,叫我们耳朵听见,眼睛看见,心里明白,为神的国被救赎并得医治。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36

是的…… [一个弟兄通知:“沃尔牧师的紧急电话,请他回办公室。”]

牧师,如果有病人,就在讲台上通知,就在这通知我们。我们会立即祷告。我们不知道是不是紧急情况,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弟兄说:“在他的教会有个人快要死了,他的教会打电话给他。我们可以为他祷告。”]
哦,是的,在他的教会有个人病得快要死了。沃尔牧师,神祝福你。让我们低头。
我们在天上的父,这个仁慈的牧师现在去听他的会众打来的电话…… 天父,毫无疑问那个牧师记得以前的那些时刻、祭坛呼召,以及他所做过的事。我们相信一切都会没事的。主啊,当我们准备去的时候,这不是坏事;这是好得无比的。“他圣徒的死在主的眼里是看为宝贵的。”父啊,如果可能,请你留住他,主啊,请你为了今晚的事奉留住他,好吗?让这事发生在别的什么时候,如果那人被召的时间到了,让他再多活一会,主啊,垂听我们的祷告。父啊,求你悦纳。安慰那些正专注着他的人。主啊,让我们记住,我们的身体是脆弱的,我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但让我们记得我们的创造主,当我们的头脑心思还清醒的时候,就到祭坛前来接受基督作我们的救主。主啊,祝福沃尔弟兄,我为他祷告,也为那个垂死的人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
37

我这里有一段经文,我想讲解一会儿。你们能听得清吗?很好。我要你们与我一同翻开圣经读。我还要宣布一下,明天有个医治的聚会。你们喜欢明天再来一个医治的聚会吗?有多少人愿意?我们只想做主要我们现在做的事,在会众中间…… 在楼上有多少人认为我们明天应该来一个大的医治事奉,为病人祷告?我们不懂得医治,那是属于神的。

好的,在聚会前,我会让比利下午去分发祷告卡。你们说两点半开始,是吗?好,他就一点半或者一点四十五到这,以便在我们为病人祷告前来分发祷告卡。好的。
38

在《哥林多前书》14章第8节,我想读这节经文。

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
我想传讲这个主题,在“无定的声音”这个题目上谈几分钟。
39

我们生活在一个无定的时代,这是个无定的日子。我想问你们一些事。我尽力参考这些经文,来教导你们一会儿。我想要问你们…… 任何无定的事都是靠不住的。如果是无定的,你就不能倚靠它。保罗说:“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不安定,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不安定。任何无定的事都是靠不住的。记住这点,任何无定的事都是靠不住的。如果有疑问,就不要去做它。

40

不久前,一个女士来我这儿,她是我教会外的一个年轻女孩。她对我说…… 她们女孩子很流行穿一种裙子,这种裙子被称为“丑闻”。是那种剪得很上,穿上去会露出她们内裙的裙子。她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基督徒女孩不应该穿这种’丑闻’裙子吗?”

我说:“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她说:“因为我不能确定。”
我说:“如果这在你思想里是个疑问,那你就不要去做。如果它是个疑问,就别去做,因为你不确定。穿你能肯定的衣服,知道吗?不要碰运气。”
我又说:“顺便问一下,什么叫’丑闻’裙子?”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于是她就告诉我是什么。我说:“我不明白一个基督徒女孩怎么会想露出她的内裙呢?”看?是的。我想不透这种事。这种事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基督是我们的生命。是的。
41

如果有疑问…… 有人来问:“你认为抽烟不对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如果这在你头脑里是个疑问,就不要去做,因为任何不出于信心而做的都是罪。是的。一定得是凭着信心做的才行。你怎么可能既抽烟又有信心呢?瞧,你自己的意识都告诉你这是错的。所以如果是无定的,你最好不要去碰它,因为很可能就是这点把你挡在神国的外面。
你说:“伯兰罕弟兄,就那么一点小事?”
就那么一点小事!只要不顺服神的一条命令,就能把你给挡在神国的外面。对神的命令一个小小的不顺服,就导致了所有的疾病。看,耶稣在他自己的讲道中说:“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路17:32]她比我们今天有更多的理由,去做我们要做的事。她的孩子们,那些孙子们正在被神降下来的火焚烧。可怜的小家伙们在那里尖叫哭喊,她只是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今天还立在那里。耶稣说:“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我们要持守神话语的每一个字。看到吗?就是一件小小的事。
42

这就是有时候人们认为我对他们很粗鲁,责备他们的原因。这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们,而正是因为我爱你们。如果你的小儿子站在街上,你说:“小宝贝,亲爱的,你不要站在那里。爸爸不想伤害你…… ”如果你爱他,你最好揪着他的脖领子,把他给拽回来。不要让他站在街上。真正的爱是纠正,真正的爱是管教。如果你的妻子跑去跟别的男人鬼混,你说:“亲爱的,我希望你玩得愉快,但我确实认为你不应该这么做。”那她真应该把你给踢出门外去。是的,真正的爱是有纠正性的。是的。

43

无定!今天美国人的家是无定的。男人娶了妻子,结果却成了一个祸患,肯定是。女人嫁了丈夫,也肯定是无定的事。他们甚至在结婚仪式上说:“无论好坏,我也得嫁给他。”问题就在这儿了,无定。你要好好祷告这事,你不这样认为吗?你要是好好想想就好了,彻底地祷告一下。但婚姻也是无定的。

家庭破碎了,再婚,一直不断。无定的家庭生活。美国引导全世界的离婚潮流。美国引导着世界上所有其它的国家。
生意,生意上的无定。你不知道是否要开始做生意。有太多的竞争;太多的一切;你不知道是不是要开始。这是一种疑问。
另一种是国民的生活。我们不知道是不是要建立一个家庭。可能到明天早晨就爆炸了。你不知道。俄国在那里,他们有一大堆的导弹。只要一件事,他们不需要军队,只要一个多喝了一点伏特加酒的人拉一下线,我们就都变成灰了。他们可以发射到任何地方。是的。
44

记住,我们的导弹也都对着他们,对准着每个小岛,每个国家。他们不需要打更多的仗,只要扣一下板机,他们就可以发射足够的炸弹到这里,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止它。你不能逃脱。它们会在地上炸一个洞,他们有氢弹,可以在地上炸出一个一百五十码深、一百五十平方英里宽的洞,我相信是这样的。你如何逃脱呢?几千个氢弹在同一时间发射爆炸,世界无法承受。

我们跑到那边,攥着拳头示威,他们也照样跑来跑去。每一个国家都怕得要死。就像白宫,我们好像一个小男孩在夜间经过一个坟地,在黑暗中吹着口哨,装得好像是个勇敢的大人。但在这一切的背后,每个人的脚都在他的靴子里发抖。它是无定的,是的。
我们国家的和平条约以及其它的一切,都在摇动。联合国在摇动,一切都在摇动。圣经说将会如此。一切能被震动的都要震动,但我们接受了一个不能震动的国。一切都在摇动。无定!
45

季节是无定的。如果你没有某种程度上的灌溉,你不知道是否要种你的庄稼。季节是如此的不规则。霜、雨以及别的东西在夏天都能发生。去年在佛罗里达竟然冻得结了冰,而在阿拉斯加却有热浪。无定。

科学说地球在向外推动。我忘记了他们说地球的一圈向外推进了多少英里,因为地壳中心膨胀。芬兰几乎比她几年前要大三分之一或八分之一。它在升起,地球的中间正在向外膨胀。哦,弟兄们啊!
46

这是什么?红色信号降下来了。他来了,准备好,就在门口了。你不知道去哪儿找安全。你买人寿保险。你怎么知道以后还会有生命?你们做这一切的事,但这一切都只是像在赌博,如此的无定。

教会生活也是无定。教会,宗派是无定。这个不知道与另外一个有什么关系。他们是如此无定,直到他们把自己都捆到一起,进到全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中。你怎么可能把自己与真信徒、表面信徒、不信之徒混在一起,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呢?他们甚至否认童女生子,否认圣灵的洗,否认神的医治等。你为了安全就这么做。
47

安全?你知道,圣经说让麦子与稗子一起生长,在末日他要把稗子捆成捆。他们正在被捆成捆,来到一起为兽做个像,形成一个教会权力,一个像罗马一样的像。

哦,就要到了。你等着瞧吧,它就要出现在这里,你们要看见它。我认为你们没有一个人会年老而死,直到你们看见了它。我们已经有了它设在这里的头,耶洗别,她操纵着亚哈。你们还记得那个时代吗?你们有多少人听过我的磁带“耶洗别的宗教”?你知道我在讲什么。是的。
48

无定,教会的生活,人们属于某个教会,他们是那么无定,这个星期加入卫理公会。“是这个吗?”下星期又走过去加入浸信会,回到这,最后就进入了天主教。没错。无定,他们不知道去哪里。天主教徒也是跑这跑那。没有人知道要做什么,全是无定。所有的事情看起来就像章要倒塌一样,没有根基。

49

但是有确定的东西吗?有,哈利路亚!有肯定的东西吗?肯定有。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有确定的东西。是的,先生。“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这就是确定。有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神的话不会落空。不管批评家对它的批评是如何的尖刻,教育家如何乱解释它,不管他们干什么,他们都不能阻止它一点点,它还是照样应验。正如约翰说的:“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太3:9]神要这样做。他的话到了时候就都要应验,没有什么能阻止它。我对此太高兴了,哦,我高兴坏了。

50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4:8讲到训练一个战士。他受训听号声。那个战士,如果他是个训练有素的战士,他知道每种号角的声音是要做什么。他受训听那号声,当那号角发声时……

他说:“若吹无定的号声,战士就不知道要做什么。”因为他只受训听吹号的声音。他知道做什么,因为吹出的号声告诉他要做什么。
他说:“若吹无定的声音,他就不知道要做什么。”那是在训练肉身上的战士。基督徒受训听号声,号角的声音。那是福音的号声,福音,神之道的声音,福音的号声。如果一个人从不晓得福音的号声,他就会迷惑了。如果他不知道神的道说什么,神的道教导什么,只知道教会说什么,那当他听到这号声时就会感到迷惑。他不知道如何预备自己。
51

我想这正是今天世界的景况。号角已经准确地吹出了福音的声音,但人们却不知道如何行动。他们不知道如何站好队列,准备打仗。他们迷惑了,因为他们一直在听不同的号声:教条,派别,宗派主义,各种各样。当真正的福音带着得到彰显的真正的道,在那里证实时,人们却不知道要做什么。一些人往回走,说:“那是魔鬼。”另一个人说:“那是读心术。”“他们太激动了。”“没有圣灵这类的东西。某某博士这样说。”

我不在乎某某博士说什么,而是神说过什么!这才是唯一可靠的事。人的话会落空,但神的话却永不会落空。人的话是无定的,但神的话是确定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把我的希望建立在圣经上,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上。只能是这样。
但是很奇怪,当我出去讲道,说些见证,可能举一个简单的事例,圣经经节的说明…… 通常这样做都很好。我可以站在这里几个星期,引述事例,向你显明圣经正指向这个时代的事,但他们还是不相信。
52

前一个晚上,我在这里责备你们一些女人剪头发。你们知道圣经讲到末日会有这种事吗?是的。你们知道,在圣经中,是一个女人的不顺服开始了女权运动,一个女人导致了这第一次的死亡;它也要以同样的方式结束。外邦国度是从尼布甲尼撒王所不能明白的方言和讲解开始的;它也要以同样的方式结束。这个国度是以敬拜人的像,就是圣人但以理,也就是伯提沙撒的像开始的,让所有的人都敬拜圣人的像;它也要以同样的方式结束。

你知道所有的经文都有一个复合的答案,而且是重复提起吗?肯定是的。我们就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以花几个小时在这上面,给你指出这是真理。你可以向人们解释,指给人们看,但他们还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53

一方面,你感到想要责备他们,但同时你又可怜他们,因为他们一直听着与圣经相矛盾的事。但我们应该常常回头看看那到底是不是主如此说。如果它是圣经,那就是确定的。圣经的每一斤、每一两都是确定的,甚至一小段都不会错。就像罗得的妻子回过头来看她自己的孙子在地狱的火中哭喊燃烧,神的忿怒与审判倾倒在所多玛,这个可怜的心里忧伤的母亲只是回头向后看看,但是天使说…… 天使,那时给人们的使者说:“不要回头看。”她不顺服那天使,只是回头看看,结果她就站在那里直到今日。

瞧,朋友,问题就出在这儿。在我们的人中间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我们没有了那份真诚,没有了对神话语应有的那种敬畏与尊重;而唯一能站立得住的,就是神的道。
54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号角的声音,不知道他所谈论的,他就会混乱了。今天我们发现人们混乱了。看,长老会、圣公会、路德派,成百上千的人出去寻求圣灵。很奇怪!是的,成百上千的宗派人士出去寻求圣灵。五旬节派的人本来应该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但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不是抓住他们的会众并将他们转向福音,反而任凭他们过他们想要过的奢侈生活。

你们难道不晓得,耶稣说当睡着的童女出去买油时,那就是新郎要来的时候吗?她们说:“请分些油给我们。”她们回答说:“我们有的只够我们自己用。你们去买吧。”当她们(睡着的童女)出去买的时候,新郎就来了,新妇就进去了。我们知道,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的宗派世界想要圣灵,直到现在。
55

晚上的光,神迹奇事异能,每样事情都准备好了。的确如此。他们混乱了。他们不知道…… 他们不断地说:“哈利路亚,哈利路亚!”然而在一切的事上却是那么松散。我们应该省察一下自己。当这种事发生的时候,当那些睡着的童女哭喊着要油的时候,被提也就发生了。

晚上之光的号声正在吹响。什么是晚上之光的号声?根据《玛拉基书》4章,就是那个把父亲的信心复兴给儿女的信息,是一个信息。
56

注意,在伊甸园有两棵树,一棵是生命,另一棵是死亡。一个是女人,另一个是男人。从女人来的生命是死,从男人来的生命是活的。耶稣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约6:51]天使,撒拉弗把守着生命树,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

注意,若没有赎罪祭,人就不能得到生命的粮。赎罪祭必须献上,这样人才能吃到生命的粮。有一棵完全的树,结出完全的果子。大卫看见了它,在《诗篇》中说:“他就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是的。很多条溪,但却是一个水;恩赐虽多,却是同一位圣灵。他结出各种完全的果子。罗马人把他砍了下来,挂在人造的木头上。
但当他回来时,他定下在五旬节那天…… 他定了什么?一棵带有他自己的灵的新妇树,要结出同样的果子。它在头三百年结出了这些好果子。
57

然后组织就进来了,今天的罗马天主教是起初的五旬节教会。任何知道教会历史的人都晓得这点。我查考了教会的历史,《尼西亚大会前》《尼西亚大会后》,希思洛甫的《两个巴比伦》,福格斯的《血证士》,彭伯的《早期时代》等。我查考过,罗马天主教是起初的五旬节教会。

罗马天主教教皇刚说过:“所有的教会现在又回到教会开始的地方,就是在罗马。”我倒想要一些学者、神学家、历史学家告诉我,向我证明教会是在罗马开始的!我要与他回到教会开始的地方,它是在五旬节那天从耶路撒冷开始的!
我同意天主教——这个宗派教会是从罗马开始的。宗派从罗马开始,那是他们要回去的地方,那个大淫母以及她的女儿们。是真的。他要回到那里。
但原本的教会是从耶路撒冷开始的,在公元33年五旬节那天。那是我们要回去的地方。我竭力要回到那里去。你看到当神真实的灵竭力使他们回到原本的真道上时,敌基督也在运动,竭力制造那个敌基督。看,“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蝗虫剩下的,蝻子来吃;蝻子剩下的,蚂蚱来吃。”[珥1:4]一直下去,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木桩子了,约珥看见了它。但他说:“主说,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珥2:25]
58

一千年过去了,只剩下了一个木桩子。但你不能消灭它,因为那棵树的生命预定要生出一棵树来。路德来了,它开始生长。它做了什么?组织起来。园丁来把那枝子剪掉。卫理公会来了,它做了什么?组织起来,就像它的母亲。园丁又把枝子剪掉了。五旬节派来了,还是做同样的事,神又剪掉那枝子。

但是在那树心里的生命还活着。神说:“我要复兴。”因为晚上的光要使它成熟。神的心立在那树的中间。新妇树要与新郎树相遇,正如起初在伊甸园时那样,这两棵生命树。亚当与夏娃是那两棵实际立在那里的树的影子,生命与死亡。
那就是今天它要去的地方。他们有些迷惑了,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当他们听到号声时,他们不知道往哪儿走。他们说:“嗯,我不知道。”真是遗憾、可怜。是的。
59

耶稣时代的教会,他们不知道那号声。看看教会所做的。他们成为教派、受教育、聪明、精明,把神的命令变成人的传统。耶稣说:“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命令。”[太15:3]他们是圣洁公义的人,他们的生活是无可指摘的。如果他做了错事,就会被石头打死。他们的祖辈都是祭司。

但耶稣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约8:44]当耶稣来吹响弥赛亚的号声时,他们却不知道。它是无定的声音。他们不知道要相信什么。相信我,又是同样的事情在发生,事情在重演。福音在它纯洁的道中及其彰显中吹出了号声,但他们还是不晓得。
他们不能明白它。他们没有受训来听圣经的号声;他们受训去听宗派的教条而不是圣经的号声。因此当圣经吹出号声时,他们不知道你在谈什么。是这样的。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人们还是像过往一样,跟别人一样生活。巴不得他们能明白这个号声,是神在运行!
60

我去到印度。不久前比利和我一起去印度,在那我们有一个最大的聚会,就是在孟买的大聚会。我不知道,我猜有二十万人一下子接受了基督。我不知道我们该怎么控制他们,当一个全瞎的人在讲台上恢复了视力,痊愈了,就有成千上万双黝黑的手举了起来,接受了基督。他们都接受了。

但因为没有一个教会合作,结果他们做了什么?他们不明白福音的号声。一个卫理公会的主教站在那,他说:“先生,我们相信你是个尊贵的人。我们不同意你。你名声很好,我们尊重你。但要赞助你…… ”
我说:“先生,总得有人去接手这事,市长站在这里,告诉我说至少会有五十万人参加聚会。一定会发生一些事的。来接受这些人吧,如果这是合乎圣经的,那你们就引导他们认识基督。”
但你知道,号角已向他们吹响,而他们…… 它对他们来说是无定的。他们不知道福音的号声。你明白吗?他们只知道他们宗教仪式的号声,他们宗派的号声。那就是他们所知道的,他们错过了。在审判的日子他们必要因此付出代价。是的。
61

耶稣吹响了他的号角。他以神迹奇事向他们显明他就是弥赛亚。是的,先生。基督徒战士是受训听福音,道的号声。真正的基督徒战士熟悉那个号声。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约10:27]什么是那声音?耶稣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2,14]神真正的羊听道的声音。“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着生人。”明白吗?

宗派教义与教条等等,它们拒绝了道。虽然他们已经听到了无玷污的道,看见了它的彰显,但他们不会跟随。你们照着福音看一看这儿,看是不是这样。“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62

看,所有的以色列人,在那个时代有成千上万,大约有四百万,但在四百万中只有一百二十人听了他的声音。若被提今晚发生,如果我告诉你们我认为到时会发生什么事,那会吓死人。这是真的。

就像我对一位弟兄说的,全世界有很多称为基督教的,但那只不过是在园中一个指向雕像的指示牌;那雕像才是你要观看的东西。基督就是那像。是的。他要带走的是真正重生的教会。其余的不过是指示牌而已。是的。
63

教会不认识他。为什么?因为他们受训于听那时代宗派体系的声音。它是无定的声音。当耶稣走在那里,预先说出这些事,预言这些事情时,他们却不知道怎么办。然而正是他们自己的圣经告诉他们,他来时要行什么事。

但他们却承接了遗传,说:“哦,弥赛亚会这样这样。某某博士、某某拉比说这样那样。”看,承接人的话,那是无定的。但神的道肯定是真理。神对他的先知摩西说(神的道总是临到先知[摩3:7]),他将是一位像摩西一样的先知。他们盼望着这样一位先知。那些盼望他的就接受了他。看到吗?“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64

但今天…… 在耶稣的时代,那些受过训、受过教育的教会人士不认识那声音。他们是好人,你不能责备他们,你不能说他们犯了淫乱、说慌、偷盗。不,先生,你不能说他们不精明。他们非常精明,他们太精明了。但他们不认识那号声,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们乱套了。我真想…… 我真想好好说说他们,但我还是不说了吧。谈到乱套,是的,他们乱套了,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们看见有事情发生,他们知道他们必须得给会众一个交代。当耶稣站在那儿辨别人的心思意念时,他们没有拿起福音,去查考它,却告诉人们他是别西卜。他们不要这种东西,说:“这是出于魔鬼的。”

耶稣转过身来说:“我赦免你们,但有一天圣灵要来做同样的事,人若说一句亵渎的话就永不得赦免。”[可3:28-29]无定与确定。当确定的号声吹响时,那无定的就迷惑了;当无定的号声吹响时,那确定的就迷惑了,直到他看清了吹的是什么号声。是的。
一个清楚自己立场的人,他能听见无定的号声,但他不会听从它。是这样的。他们不跟着生人。
65

好的。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使他们那样?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怎么做的?他们拒绝了道。当你拒绝这道时,那就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建造,就是教育体系。当真理被拒绝时,教育就被接受了。这绝对没错。他们接受了教育。今天也一样。弟兄们,看看我们的五旬节派教会。你最好睁开眼睛承认这是事实吧!这些教会已经不再是他们以前的样子了。你们的教会是我的弟兄,他们是好人,我爱他们。这也正是我跟他们在一起的原因。如果我不相信他们,我肯定不会在这里说我现在所说的。我爱他们。但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不再像我们过去那样有对神的经历,相反我们送孩子们去学校,拿个哲学博士或文学博士,把他带回家。他对神的认识还不如一个南非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多。是的。我们带孩子们到主日学校。神没有孙子,神只有儿子。是的。但我们带他们进来,说:“哦,他们是五旬节派的信徒,因为他们的母亲是五旬节派的信徒并把他们抚养成五旬节派信徒。”但那并不能使他们成为五旬节的信徒。
66

神没有孙儿女,他只有儿女,没有孙子孙女,只有儿女。那个小里奇必须得付他爷爷所付的同样的代价,做他爷爷所做同样的事,得到他爷爷奶奶所得到的同样的经历。如果他没有,他就失落了。

不要回头看,要继续往前走。不要看世界和那些时髦的事,还有他们所提供的宗派的东西。我们都犯了罪,是的,不知道那确定的号声,接受教条并守着它。
67

耶稣,当他来时,他不能得到他们任何人。他挑选了什么也不知道的渔夫,这样他就可以向他们显示某些事。是的,先生。在《提摩太前书》14章…… 对不起,是《提摩太前书》4章说:“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教会都成了光有知识的教会。”是的。

《提摩太前书》4章说:“你该知道,圣灵说在末世(就是这个时代),人要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过去,女人进去与男人一同洗澡是羞耻,但现在却太普遍了。我们的五旬节派信徒们…… “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
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是共产主义者。”
那是教会成员!看看接下来说的:“有敬虔的外貌…… ”那就是五旬节派的信徒,会叫,跳上跳下,说方言,剪头发,穿不正派的衣服。传道人跑去拉人入教会,执事有四、五个妻子,什么事都干。只要金钱、衣服、受欢迎,出入城里的上流社会。有时候城里最好的地方,是在贫民窟的街道上!那里有些心里诚实的男女想要服事神。看看在圣经时代,其中最好的一个就是抹大拉的马利亚,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了七个鬼。我们开始变得娇贵、自高自大。
68

这就是我们松懈的原因,因为我们带孩子们去接受教育,而不是圣经的道理、神的救恩和圣灵的大能。这就是我们在这个大复兴中做这些事的原因。神召会孵出了一个庞大的组织,像尔罗·罗拔特;还有一个神的教会。葛培理,浸信会,等等,成千上万。但是基督所说的那个教会在哪里?神所应许的大能又在哪里?

69

边缘的信徒。在旷野四十年中,以色列人带着神的祝福徘徊。但是弟兄们,在那应许之地却满了为他们预备的神丰富的祝福。今天我们也是像那样在徘徊,而神的大能也准备把我们带进去。但我们在做什么呢?撒知识的种子,知识的言语。不再有整夜的祷告会。我得快点了。虔诚已经没有了。那些事在哪儿呢?神兴起某样东西,他们就批评永生神的教会。想一想吧。无定的声音!他们不认识它。肯定的,是的。

70

耶稣讲到这事。听他在《提摩太后书》所说的。他说:“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的私欲引诱,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她们想模仿某个电影明星,不去参加祷告会,却呆在家里看那些电视节目,把那东西当成自己的偶像。

有一半的孩子能告诉你有关大卫·克罗克特的事,比关于耶稣基督的事更多。去到城里,你可以从大卫·克罗克特买到任何东西,但你却听不到人们提耶稣基督的名字。这是耻辱!
71

我知道你们以为我疯了,但是当审判的日子我站在你旁边时,你就发现不是那样了。现在就是时候了。不要等到那时,到时就太迟了。用神的道来判断一下,看是不是对的,你就会知道了。他们不想要那种敢于站起来,拿着圣经来证明给你看的人;他们要的是那种受过训练能绕过圣经的人。他们不想知道。哦,他们不能忍受那道。

鱼和饼是好的。当耶稣做这些事时,他是个多好的先知啊!这个加利利的小先知医治病人,他是个伟大的人。但有一天他坐下来开始向他们讲述真理,这群人就站起来离开他,甚至那七十个也退去。他转过身对那十二个说:“你们也要去吗?”那时彼得说出那个著名的话:“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6:68]确实。从那时候他开始…… 只要他在医治病人,就没问题。但当他触动到他们个人的生活时,那可就不一样了。从那一刻开始,他的事工就开始变小了,一直到上十字架。每个真正神的仆人都会跟随这个榜样。确实,人们只想被拍着,哄着;但当真理来时,他们就不要了。记住,这些磁带是要去到世界各地的。是的。
72

教育,我要说,教育已经成了有史以来福音所遇到的最可咒诅的东西。今天教育已经成了必须的,是的。你必须要有教育。看看起初该隐的后代。该隐的后代聪明,是科学家,能打造铁器,建造房子等等,他们是科学家;然而塞特的后代则是谦卑的牧羊人等等。是的。

耶稣说,今世之子,夜晚之子,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精明。[路16:8]耶稣是这样说的。我们太重视知识了。那些人能把“阿们”说的跟唱歌一样,有的人剪着好莱坞式的发型等等。他说话的样子很可爱,男女混在一起洗澡,跑到外面鬼混,在教堂开晚会等等,以便让他们选你作牧师。
保罗说神要的是分离器。神告诉保罗说:“为我分派保罗和巴拿巴。”[徒13:2]今天他们要的却是混合器,让他们过他们想要过的生活;但神要的是分离器。是的。这不容易做,但这却是成就神的要求。
73

羊被训练跟随牧人的声音,牧人的声音就是道。今天教育是如此的伟大,已经成了必须的。有人告诉我说,我们当中最大的一个召会,全福音商会里最大的一个宗派,竟然叫一个传道士站在心理学家面前进行心理测试,看他是否适合出去。简直是耻辱!

今天你得有大学的四个学位或是两个学位,他们才会按立你去传福音。你花十年得到一个学位,神在十天做的要比今天他们十年做的还多。是的。一些甚至不会写他们名字的人!神从未告诉他们去上学。
74

我相信是戴德生,这个伟大的中国宣教士;有一个中国男孩得救了,过来问:“戴德生先生,我到哪儿才能拿到文学学士学位呢?要用多少年?要花多少年才能拿到博士学位?”

戴德生先生说:“现在就去,不要等到蜡烛烧了一半才去。”
这也是我今天要说的。我们今天需要的是那些有经历,知道神的旨意,按照神的圣经经历了神,传讲神的道,有神迹,有神的彰显的人。
即使你连豆子跟咖啡都分不清,但你还是要去传道。有一件事你知道,如果你的蜡烛点亮了,去告诉别人是怎样点着的。可能他们的蜡烛也会点着,从你的蜡烛点着。这才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绝对是。我们有太多的心理学家,我们不得不在教育上做这么多的事。是的,先生。
75

神立了三个约。第一个约是他与亚当立的,这约被打破了。第二个约是挪亚的约,它也被打破了。当神与亚伯拉罕立约时,他没有说:“如果你做某事,我就会做某某事。”他说:“我已经…… ”没有条件的约,神决意要拯救人。这没有半点无定的迹象。

“亚伯拉罕,我已经拯救了你和你的后裔,我指着自己起誓,我一定会这么做。”阿们。没有一点无定的迹象。“我已经做了,已经做了。”看,人开始就是败坏的,他做的任何事都是败坏的。
76

这个教会里有个弟兄(前一天上午我遇见了他),他的车…… 我们都买了新的福特车,我们下去时,我的车出了故障,他的车也出了故障。比利买了一辆新的雪佛莱也出故障了。我说:“人建造的任何东西都是会朽坏的。只有一样是不会坏的,那就是基督。阿们。他永远活着。”

77

挪亚毁了他的约,或者说挪亚的约被毁了。亚当的约被毁了。神与人定的任何东西…… 但神已经决定要拯救人,因为他预先知道人。他决定拯救人,所以他是借着一个无条件的约拯救人。阿们。这点毫无疑问。他说:“我要。”这全是借着恩典,无条件的,是借着恩典立的约。不再是“如果你怎样”那“我就怎样。”我对此是何等地高兴。不是因为我是什么,而是因为他是!阿们。

78

亚伯拉罕,当他听到那个约,他是高兴、喜乐坏了。虽然他已经是个老人了,但神告诉他,他要从撒拉生一个儿子。几年过去了,他没有得到孩子,但他仍然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会生一个儿子。”

“你怎么知道?”
“神这样说的。”这没有一点的无定。“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儿子。神这样说了,问题就解决了。”如果神这样说了,那就没有任何疑问了。
79

挪亚,他在那个时代的信息跟教会的教育格格不入。你们要知道,那时代的人比今天的人更聪明,他们能建造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现在的人做不到。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能把那些巨石抬上去。是的。他们能在那时代做出木乃伊,为尸体涂上香料就能让它保存成百上千年,而看上去还是那么自然。我们失去了那工艺。他们有我们今天所没有的颜料。他们比我们今天更聪明。

当一个老人出去说:“好,准备好,我要在这建造一个方舟,因为天要下雨。”你怎么想?
科学家们能通过雷达,在月球上和其它地方来来回回地搜索,说:“那里一点雨都没有,雨从哪里来?”
就像那个俄国人,有一天他到了地球的轨道上,他说:“我绕了地球十七次,根本就没有看到神,也没有看到圣灵,也没有天使。”无知!没错!神却坐着嗤笑他们。
挪亚的信息不能符合科学的要求。但挪亚说:“天必要下雨,因为神这样说。”是的,先生。这没有一点无定的声音。“一定会下雨。”
80

摩西在疑问中。那个逃跑的先知在旷野里,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哦,他完全失望了,说:“主啊,我不会说话。我笨口拙舌,我做不了,我不去。”但当神说:“我与你同在”时,就没有问题了。“我与你同在。”阿们!问题就解决了。摩西上路了,一点疑问都没有。

81

大卫,当他站在歌利亚旁边看着他,又看着那群战士(本来应该是神的军队)站在那边,是一些后退的懦夫,大卫说:“神把狮子交在我的手里,我打死了熊,这同一位神也必把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交在我的手里。”而不是“我希望他这样或许他会的。”他说:“他必这样做。”没有一点的不确定。

有一个声音是确定的,那确定的声音就是神的声音。哈利路亚。这没有一点不确定。大卫说:“他必做这事。”
82

约翰在旷野很肯定他会看到耶稣。他很肯定他会看到耶稣;他说:“他站在你们中间,你们不认识他。”他确信,而不是“我希望他在那里,可能他会在我活着的时候来。”约翰有一个直接从神而来的信息。他没有去学校学任何东西,他到旷野跪下祷告神。他的信息太重要了,以致他不能接受任何学校的思想。他出去直到他找到了神,神告诉他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与火施洗的。”约翰相信这事,所以他很确信地说:“他在你们中间,你们不认识他。”阿们。他在那里,但他还没有彰显他自己。

83

我真想在这里说些事情。阿们。我相信他在这,但他还没有彰显他自己。我相信基督在这里,我相信,他以圣灵的形式在这里,现在他以丰盛的大能在这里要做任何我们祈求他做的事。他这样说的。但当他彰显他自己…… 记住,在他再来之前他已经显现了。但有一天,我们将看见他的到来,就是我们所盼望的荣耀的那位。是的,阿们。

84

耶稣确信他所要做的。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那是神所造的肉身,是他的儿子。你相信他是神所创造的儿子吗?神为他自己造了一个身体,一个帐棚,好住在里面。他是神的儿子。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了父所作的,子才能作。”他确信,因为神显明给他要做什么。他自己确信。

85

以利亚是多么确信。他出去把牛犊切成块放在那里,对他们说:“求告你们的神巴力吧。再求告一会吧,他或走到一边,或在那里钓鱼,或是一下子听力不好了。”他在那来回走。为什么?他们说:“因为他是个有信心的人。”他是个看见异象的人。人若没有先在异象中看见就不能做任何的事。耶稣自己也没有,他说他不能。

以利亚说了什么呢?当他把一切都放好了,他说:“耶和华啊,我已奉你的命行了这一切的事。”阿们。他确信。他说:“耶和华啊,现在让人知道你是神,我是你的先知。”神的火开始按照他的预言降下来:“那降火显应的就是神。”一点疑问都没有。他知道他所做的。
86

那像神一样说话的神才是神,那降火显应的神才是神。让神今晚…… 如果你的制度比神的道更好,就让他们说话并医治病人,辨别人的意念,做神说他要做的。阿们。如果你的宗派制度比神的道更好,就让他们说话。让我们看看他们按照罗马天主教的教条兴起一个教会,并产生与耶稣基督相似的东西。让我们看看他们用教条来使道活起来。

今天他们用自己的教义和教条绕过了神的话,因为他们怕碰到这个关键。他们绕过它,把人们建造在知识教育上,而不是在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和神同在的彰显上。阿们。这没有一点不确定。试试看。这肯定是真理。是的,先生。
87

耶稣说:“除非父指给我看,否则我不能做什么。”是的,先生。耶稣非常确信他的事工,因此他说:“你们查考圣经。”一个人不会那样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做见证的就是这经。”换句话说:“你们不知道我就是道吗?我在这里是要彰显那应许的道,应验那些神应许弥赛亚要做的事,我在这里是要确认它。”

为什么今晚不是那个五旬节教会呢?神应许要做的事,我们应该抬起我们的脚步,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做。
88

以利亚,这个老先知,预表基督。以利沙,这个年轻的先知,跟随他过约旦河。当他回来时,就有双倍的灵。教会跟随基督到各各他,基督的袍子以圣灵的洗降下来。耶稣说:“我所做的,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更多),因为我往父那里去。”阿们。

耶稣基督的神在哪里呢?在圣经中赐给我们应许的神在哪里?我们需要更多的以利沙。是的。我们需要更多相信这个的人。我们需要更多相信真理的人,因为有这么多歪曲的教条,对人们来说,这都是无定的声音。我在告诉你们,回到圣经里去!
89

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圣灵不再像过去一样了,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耶稣基督不是活着的;今晚,他就在这里,在他的教会中,做他所做的同样的事。这没有任何的不确定,因为他应许过。

但人们被他们的宗派吹动,他们开始想:“哦,你知道,那是一种…… ”就像他们对待耶稣一样。他们说:“嗯,他是别西卜,是算命的,是魔鬼。”别西卜是个魔鬼的灵。他们说他做那些就像一个算命的,别西卜。谁都知道算命是出于魔鬼的。肯定是。任何的降灵会、巫术等等都是魔鬼的。肯定是的。那是魔鬼想模仿基督。因为有魔鬼,就表明也有基督。只要有错误的,就表明也有正确的。阿们。只要有算命的,就表明我们也会有一位先知。是的。哦,我多么感谢神的恩慈。
90

“你们查考圣经,因为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再听一下他所说的,“我若不做我父的事(若我的工作没有发出福音确定的号声),你们就不要相信。”哦,他是…… 这没有半点的不确定。“我若不做神说我要做的事,你们就不要信我。”没有一点不确定。他说:“你们声称是圣经学者,如果我不做神说我要做的事,就不要信我。如果圣经不能为我作见证,就不要信我。”哦,一点疑问都没有。“我若不做这些事,就不要信我;我若做了这些事,那你们就要信我。”这绝对没有一点不确定的声音。

他又说,注意听。“我有权柄把我的命舍了,因我有权柄再取回来。”阿们。这是不是没有一点的疑问?我跳过了很多的经文,因为时间不够了。“我有权柄把命舍了,我也有权柄再取回来。”
91

听着。耶稣基督在圣经《约翰福音》14:12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不是表面信徒),而是信我的人也要做。”也要,不是或许,是一定。他一定会做,没有丝毫的不确定。他说他们要做。他做了什么样的事?他显明了什么样的事?他被称为是什么呢?他们说他是靠鬼王做的。“人既骂家主是别西卜,何况他的门徒呢?”[太10:25]没有无定,他说:“我所做的,信我的人也要做。”没有疑问。

他又在《约翰福音》15:7说:“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住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没有不确定。一定会给你们,一定会成就。没有半点的不确定。哦,让我们从乌龟壳里爬出来!
92

弟兄们,属神的先生、女士们,我们出了什么问题?有些事情需要动了。我们像乌龟一样地爬。

当我还是个小孩时…… 你们知道乌龟、王八是什么样的吗?我们在东部有。我们叫它老泥龟。
有一次,我和我的兄弟看见过一只。那时我们都还是小孩子。它是我们所看见的最滑稽的东西,它就像那样爬着。当我们抓到它,它就“嗾”地一下缩回去了。这让我联想到有些人,你传福音给他们,你去传出福音,他们就“嗾,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那些事了。”老甲鱼。
你知道吗?我说:“我会让它动起来的。”我就去找来一根木条抽它,但一点用处都没有。我越抽它,它越往回缩。你可以打它,抽它,随你怎么做,但一点用处都没有。我说:“我来对付它。”我把它放到小溪里,我给它“施洗”。我把它放到水里,直到起了泡。它只能做到这一步。水也没有用。你还是放弃你们之间的争吵吧。我按着它,它一直在那儿吹泡,吹呀,吹呀,吹。但它就是不动。但是你知道我后来怎么办吗?我拿来一张纸,点着了火,我把这个老伙计放在火上,这下它就走了。这也是我们今晚需要的,就是圣灵与火的洗礼,而不是那么多教条在那里。就像我们的先祖所拥有的,我们需要另一个五旬节,让你与圣灵连起来,叫人们向神屈膝,转向圣经,查考圣经。
93

它不会发出无定的号声,它只会发出圣经说要发生的事,以及耶稣说要发生的事。“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约14:7]为什么?你是因信在基督里,道就在你里面。那是圣灵在你里面,它就是道。然后这个书写的道会自己彰显出来,带来生命。肯定的。

在他钉死、埋葬、复活以后,耶稣差遣他的教会,在《马可福音》16章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一点也没有不确定。不是可能会,而是必定会;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不是他们与传道人握手,不是每隔一段时间吃一次小圆饼,伸出舌头,祭司喝点葡萄酒。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圣经说:“就必有神迹随着。”
哦,他们会还债,会向教会奉献十分之一,他们是良善的、富有的人。主从没这样说过。他说:“信的人就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阿们。没有半点的不确定。这是真理。
94

圣经中的先知告诉我们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亚14:7]圣经预言,在最后的日子,到了晚上,神的儿子必要显现;正如他在以前的时代一样,合乎圣经的教会,圣经的福音一定会像先前一样。一定会。

耶稣在圣经中说:“就像在挪亚的日子,只有八个人得救……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不是“可能,我猜…… ”我在这点上再说一些,我要把这一点扎根在你们心里。“正如挪亚的日子只有八个人得救,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因为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哦,神啊!让我们成为那少数的几个。
我们要做什么?你想成为那个指示牌呢,还是想成为那雕像?只有一个办法你可以做:你成为道,道成为你,神在你里面。你在神里面,神在你里面。
95

还有,耶稣应许在末日一定会这样,外邦人在末日要接受相同的迹象,正如所多玛在它被焚烧前所受的一样。看看西海岸,罪恶已经汹涌而至。它像海浪一样涌进来。它总是从东方来的。

当印第安人住在这时…… 不久前有人与这里的一个传道人说话(我想我会再看到他),传道人与印第安人说话。当他们住在这里时,这里很平静。唯一的事就是小的部落战争。他们中间没有不道德的事。当白人进来后,他带着酒、女人、淫乱进来。
它从东方而来,涌到西方。它不能再走远了。神在这里有一个音障。当东西方相遇时,它就堆集在西海岸了。每当这种时候,就开始变得越来越邪恶。
像在路德的时代,然后是卫理公会的时代,接着是浸信会的时代,然后是神的教会、拿撒勒会、五旬节派。每次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时,神的灵就设立一个标准抵挡它。一直都是这样,直到我们到了现在的末日,神要给我们最后的迹象。我们已有了神的医治、神迹、说方言、赶鬼等等;但现在我们到了这个时候。
96

当那个天使坐在那,背对着帐篷,撒拉就在里面,他说出她心里的话。耶稣说:“人子来的日子也要这样。”一定会这样。以色列人接受了。犹太人、撒玛利亚人,现在是外邦人。一定会这样。为什么?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这一点毫无疑问。他是一样的。当他在末日完全地来到时,他彰显了他自己,他证实他自己是一样的。阿们。“我不能做什么,除非父先指给我看。”哦,我真希望我能让人们看到这点。我希望我能。好的。
97

没有不确定。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对吗?肯定是。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圣经在《使徒行传》2:38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不是你们可能,而是你们必要。这一点毫无疑问,一点疑问都没有。主说你们必领受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他应许要做这事。毫无疑问。你们必领受圣灵,毫无疑问。

98

在圣经中的那个小个子撒该…… 他的妻子利百加是主耶稣的信徒。是她的影响与帮助使他来到那里,历史是这么说的。她想要撒该相信耶稣是个先知。她告诉他说:“亲爱的,那个人是先知,我看见他站在那里,辨别人的心思意念。看,圣经说…… 这绝对印证了他。”“噢,拉比凯宾斯基(我希望这里没有人叫这个名),拉比凯宾斯基告诉我说,那不过是一堆幻想。谁跟随他?一帮无知的人,是一辈子都没上过学校的人。”那个老魔鬼还没死。是的。他说:“他们是谁?我不相信。”

99

但你知道,她不断地为他祷告。那天耶稣来到了城里,撒该想见见他,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他不相信他是先知,所以他说:“我要骗他,我要爬上树,在他经过时看看他。”他就上了树,把自己遮起来。

耶稣沿街走过来,就像这样走过来。他来到树下,看着树上,说:“撒该,下来。”没有半点的不确定。
撒该说:“是的,主!我来了!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我就改过来。”耶稣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在树上。“撒该,下来,今晚我要去你家吃饭。”他就松开树枝,爬了下来。他知道那就是弥赛亚。那没有无定的声音。他知道是这样的。
100

但今天,当同样的事情发生,人们却只会说:“哦,我想这个聚会还不错。”哦!这个毫无玷污的福音传给了一个弯曲的世代,这真是太可惜了。神的恩典使得它这样发生,他不愿意一人沉沦,乃愿人人悔改。是的。

101

耶稣不仅知道他在树上,他还知道他是谁。“下来。”这一下就把他所有的僵硬都给除去了。你知道,我相信,就在那里,他成了一个羽翼丰满的全福音商会的成员。没错。他信服了那就是弥赛亚。不管利百加做什么,说什么,他亲眼看见了。是的,先生。

102

拿但业,我们在一个晚上讲到过他,他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来到那里,说:“我要亲自看看。”当他来到他面前,耶稣说:“看啊,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回答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你是以色列的王,你是神的儿子。”这没有一点的不确定。他知道他就在无花果树底下。哦,是的。他从没说:“那些法利赛人说那是别西卜。”拿但业没有这样。他知道他是在无花果树底下。对拿但业来说,那一点疑问也没有。今晚他的名字没有死,永远不会死,因为他得救了。
103

那个在井边的女人,她见过太多关于他们宗教、教会与及那时代神学的混乱,直到她已经厌倦了,结果她什么教会也不去了,干脆离开了那里。她可能是个穷苦的小孩,被父母扔在街上,就成了妓女。可能这个小姑娘没有……

我告诉你们,有很多坏女人,我们都知道这点。但你知道,如果没有坏男人就不会有坏女人。因此肯定是有什么人使她变坏的。有时候孩子也是被一个坏母亲带坏的,她跑到外面酒吧鬼混等等。
104

你们说是青少年犯罪,我要说那是父母犯罪。你们说肯塔基人无知,那里的一些老妈妈,要是她们的女儿早晨回家,满脸涂着口红,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手里拿着香烟,她们就会拿起一根木棍,或是一根山核桃枝子,她就知道下一次她要是再出去会有什么后果了。你们说她们没有文化,但她们能教这些“阿飞”如何养自己的孩子。或许我不应该说那个。但,不!我不收回我说的,是圣灵恩膏我说的。是的,没错。先生,是的。今天…… 哦!

105

那个女人,那天上午她去到井边,可能她的卷发垂下来,也许她整夜都在外面,我不知道。她十一点钟出来打水。她往那儿看时,看到那个犹太人,那个犹太人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这话是真的,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好家伙!一点也没有不确定,没有任何的疑问。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知道弥赛亚要来,我们在叙加的撒玛利亚人都被教导说,当弥赛亚来时,他要这样做。我想知道你是谁。”
耶稣说:“我就是他。”没有无定的声音。他说:“我就是他。”
有人说他从未承认他是神的儿子。那这又是什么?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看!
弟兄,她没有说:“我要不要去学校学点神学?”她往城里跑,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没有一点的疑惑。是的,先生。她知道。她说:“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就会做这些事情。”
106

那些拉比认为他应该这么这么做。宗派有他们的想法,他们全然隔离、僵化起来。就像那些穿着像包着皮的香肠一样紧身的衣服,到处去伸胳膊踢腿的女人;就像那个样子,像那样走出来,我不是在说笑话。这不是说笑话的地方,这是传讲真理的地方。是的。那是羞耻,是丢脸。

没有任何东西比把一些教条灌输给人更羞耻的事了。如果你到餐馆,买了一碗汤,有一只蜘蛛在里面,你就要控告那家餐馆。但当一些又老又冷的死尸,他们的属灵温度是零下一千度,当他们给你们注射防腐剂,让你一辈子都是死的时候,你却什么也不说。这个身体不管怎么样也是要死的,但你的魂却要在某个地方永远活着。怎么回事?这是无定的声音。
107

耶稣说:“我所做的,信我的人也要做。”一点也没有不确定。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是的。“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这点毫无疑问,复活是肯定的。“那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凡不按理吃喝的,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这里面没有任何的疑问。若你按理吃喝,凭信心行在主的话语中,神应许给你的就是复活。若你不按理吃喝,活的时候也是死的。圣经说,那好宴乐的女人,正活的时候也是死的。圣经这么说。那是神无限的道,它不能改变。是确定的,不是无定的声音。

108

不久前,我去墨西哥,我们当时举办了一次很大的聚会。瓦德纳将军(你们很多人认识这个墨西哥大将军),他到总督那儿,获得让我入境的许可。罗马天主教的主教也去见他,说:“阁下,这个要来的人不是天主教徒,我们的政府不应该允许他入境。瓦德纳将军要带他进来。我想他是个有名望的人。人们说有大群人跟着他等等。除了那些无知没有学问的人谁也不会去听那些东西的。”

总统对他说:“先生,你们管理这些无知的人已经有五百年了,为什么他们还是无知没有学问呢?在我看来,他可以进来。”
109

我可以在那里自由出入,在那儿举行聚会。那些可怜的墨西哥人…… 仅仅三个晚上。我们有房间,有地方可站,有成千上万的人……

有多少人认识伊斯比诺萨弟兄,那个墨西哥翻译,那个来自加州的弟兄?他是我的翻译。我看见你们有些人举手。他帮我翻译。
那天晚上在讲台上,他们从没有见过像这样的事情。他们站在那里,没有位子坐。他们从上午九点一直呆到晚上九点,当我到那里时,他们彼此靠着,病人拥挤成堆。伊斯比诺萨弟兄曾给你们看过一张照片,上面是装满了车的轮椅和拐杖。
110

那天晚上,一个墨西哥老人来到讲台上,他是个瞎子。他戴着一顶旧帽子,是用麻绳编的。没有穿鞋,就像熊掌一样光着脚,裤脚很高,全都破了,上面是一件破旧的外衣,浑身是土,过来的时候是瞎的。他把手伸到破旧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十字架。他想要说“万福马利亚”。我通过伊斯比诺萨弟兄告诉他说:“把那东西放进口袋。”他走过来。

我看着这个可怜的老人。我想:“哦!”他完全是个瞎子,我想:“如果我父亲还活着,就是他这个年纪了。”我穿着很好的衣服,很好的鞋子,而这个老人什么也没有。我想:“可能他一辈子都没有吃过一顿可口的饭,我却吃得很好。”
我把我的脚放在他的旁边,看看我的鞋子是否适合他。我想把它们脱掉,会众不会注意到。我把我的肩膀靠着他,看我的衣服是否适合他。但他比我高很多,他的脚也比我大很多,我没有办法。“神啊,你看看呀!”在你为人祷告之前,你必须要感受到他们的处境,你必须要同情他们。
111

这是今天我不能理解的,我们的宗派扩张自己,建造几百万美元的房子,传讲主就要再来了,而那些可怜的宣教士在那边连鞋子都没有,却在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

当他做了奉献,一个老妇人上来,她没有别的,只有一双破草鞋,她把这双鞋子也奉献了,她想可能别的妇人比她更需要它。然而今天晚上,我们却有这么多…… 哦,神啊,决不要让我变成这样!是的,先生。我们怎能把数百万美元…… 说:“他们不属于我们这群。”愿神怜悯。当一个人摆脱了宗派的思想…… 这就是我们所谈论的,要站在神的道上。那些可怜的人甚至不能分辨左右手,但他们想认识基督。
112

那些贫穷的墨西哥人站在那里,彼此靠着。我看着这位老人,我想:“神啊,求你怜悯。”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我不会讲他的语言。我只是拉他到我旁边,说:“天父,我为这个可怜的老人祷告。”他们不翻译祷告。我说:“我为他祷告。”我说:“求你…… ”

我睁开眼睛,他就站在我面前,正看着我。弟兄们,这没有半点不确定,没有,没有!一下子我就听到他叫喊着:“格老瑞,大利耀斯!”就是荣耀归给神的意思。就这样,他能像我一样看得见了。他在那里跳上跳下,高声赞美神。
113

第二天晚上到台上来的人,比头天还多三、四倍。有一大堆的围巾与破衣服要祷告,摞得有那么高。[徒19:12]他们在我四周围上绳索,把我放到那个像斗牛场的地方,使我能进入大家聚集的会场。我到了那里,整天都下着雨,他们就站在那儿,一整天大家都挤在一起。

那天晚上有一个小妇人,是个天主教徒。她的小孩病了,她不能进到那个地方。早上她带那小孩去看医生。就在上午九点,小孩因肺炎死在医生的办公室。他们带来那个小孩。大约十点半这位母亲走到那里。当时一位弟兄正在发祷告卡,她整天站在雨中。(我叫这位弟兄“木纳纳”,因为他做事很慢,什么事也做不了。他本来应该七点来接我,结果到了九点他才来。我说“木纳纳”,意思是指“明天”,你知道的。)他出去发祷告卡。他发放祷告卡,但那个女人没有拿到。
114

当我到了这个斗牛场,上了讲台。我开始传讲:“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我说:“在圣经中耶稣基督…… 你们很多人读过圣经。”伊斯比诺萨弟兄翻译。我说:“他过去是怎样的,那他现在也还是一样的。他过去是…… 他说他不能做什么,除非父指给他看。凡父指给他的,他就做。换句话说,他就像在剧中的演员一样。是的。”当我说到:“那就是他的信心,因为父已经指给他看。他清楚知道要做什么。”

就在那时比利过来,拉了一下我的衣服,说:“爸爸,你得想想办法了。”
我说:“什么事?”
他说:“我让六百个招待员站在那,有一个小妇人手里抱着一个死婴,她想从他们背上爬过来,从他们的缝隙中钻过来。她没有得到祷告卡,我们这六百个招待员都阻止不了她往讲台上冲。”
115

弟兄们,她已经下定了决心。是的,她坚定不移,她一定要到那里。她相信。有一个声音击中了她,那不是无定的。她知道如果神过去是神,他今天就仍然是神。

我对杰克·摩尔弟兄(你们很多来自什里夫波特的人都认识他)说:“杰克弟兄,她不认识我。你去那里,越过他们,为那个婴孩祷告。她不会知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去吧。”
他说:“好吧,伯兰罕弟兄。”他就去了。
伊斯比诺萨弟兄说:“我要说什么?”
“继续说,我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我说:“正如我所说的,耶稣说他要做…… ”
我观看,在我前面,就在那个影子里,一个墨西哥小孩就在我前面,没有牙齿,只有牙床,正在咧嘴向我笑。
哦,弟兄,这就再也没有半点的不确定了。我说:“等一会儿,杰克弟兄,叫她把婴孩带到这里来。”
招待员们往后退,那个小妇人就跑过来,双膝跪地喊着:“帕得利!”帕得利就是“神父”的意思。我说:“你站起来。”
伊斯比诺萨弟兄对她说:“站起来。”她抱着那个婴孩,用毯子包着,一个小小的僵硬的身体都湿透了。她从上午十点就站在那里,现在是晚上了将近十点了。她一直站在那里。
116

我说:“伊斯比诺萨弟兄,不要翻译这句话。我看见了一个异象,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看到那个小婴孩,就像这样站在这。”我按手在那冰冷的小身体上。我说:“天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你已经说过了。我只是说你说过的,除非父指给你看,你就不能做什么。那个小婴孩在我面前向我笑,这是什么意思呢?”

就在那时候,小婴孩开始“哇―哇―哇”地叫了起来。那不是无定的声音。每个人都开始叫喊仆倒。他们再次用绳子把我围起来,把我提出了围栏,使我离开那个沸腾的会场,人们拼了命地挤过来。
我说:“伊斯比诺萨弟兄,不要刊登这件事。首先,我们出版的东西都必须经过证明。”是的,先生。我说:“我不认识那个妇人,我只是看见那个婴孩。”
他让一个人与这妇人去了。第二天上午,他与她同去医生那里,医生签了一个声明,它就在《全福音商人之声》上。当这些事情出版时,一定得有证据来支持它。医生这样写的:“我声明:那天上午九点这婴孩的脉搏停止了跳动,死了。第二天上午他在我的办公室,非常健康。”这是什么?那不是无定的声音。那说明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多么相信他,你相信吗?
117

现在让我们低头。我不想再继续说了。我一段时间以后回来,跟你们分享其它的经文。你要相信。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你们每个人都要经历一场战争,那就是死亡的战争。你们要面对它。还记得昨晚吗?有一位伟大的战士在你前面走,他为你拔掉了毒钩。他从死里复活了,他直活到永远。不是无定的声音,他永远活着,他就在这里。他不会失败。他是基督。你相信他吗?只要有信心。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时间太晚了,我不能叫你们排队祷告了。我想明天这么做。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请举起手来,让我看看。好的。到处都有。要相信。

118

你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圣经说耶稣基督是大祭司,他能体恤我们的软弱。对不对?那不是无定的声音,那是圣经。你相信它发出正确的声音吗?它的应许句句都是真的,不需要别的解释。圣经不能随私意解说,它上面所写的就是解释。它不需要添加任何的教条,以便使它成为这个样子。它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管谁删去还是添加一句话…… ”你要相信。

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同样的大祭司,坐在天上至大神的右边,那你们就要凭信心去摸他的衣裳穗子,看他是否会应允你。如果基督死了没有复活,如果他没有复活,那我所教导的就都是空话。
119

朋友,你知道,我竭力告诉你们,还没有…… 没有这样的记录。去问任何圣经读者,问一问历史学家。自从使徒们去世以后,在基督教会的历史上,任何地方都不曾有发生过这种事的记录。

但现在是晚上了。现在还是外邦人的时期。神应许这些事。你们看不出这是经文吗?只要相信。看着我,用你们的全心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他差遣我作你们的使者。我没有说我自己的话,我说的是他的话。我不相信我的话,我相信他的话。如果我的思想与他的话相违背,那我的思想就是错的。如果他的道在这里,他的应许是,“我所做的,你们也要做。”圣经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都能辨明。你要相信。
120

有多少人看过那个光,那个天使的照片?我想你们已经听过这件事了。经理还有其他的人,他们告诉了你们。他离我现在站的地方还不到两英尺远。这不是无定的声音,这是真理。

我不能医治,没有人能医治,没有一个医生能医治,没有医生能告诉你说他能医治。药物不能医治,它只是一个辅助。马约弟兄说:“我们不承认自己是医治者。我们只是协助自然,只有一位医治者,那就是神。”
医生可以为你接上胳膊,但谁医治它?谁创造细胞呢?医生可以拔掉牙齿,但谁医治你的牙床呢?医生可以从你身上拿掉肿瘤,但谁医治那个地方?医生取出肋骨,但是谁医治了那个伤口?神是唯一的医治者。他是创造者,这要创造者来做这些事。他们不能增加细胞。只有神能。只要有信心。
121

没有祷告卡,不能排在队列中的人,你们只要相信。有个女士,正坐在这里,是个中年妇女,穿着粉红色的套装,她为支气管炎引起的咳嗽烦扰。如果她全心相信,咳嗽就会离开她。你相信接受吗?请举起手来,说:“我接受。”神祝福你。我一生中从没见过她。

你们看不到悬在那个妇人头上的光吗?它在动,到这边来了。请保持敬畏,敬畏。不要动。每个人都是一个灵。当那恩膏来的时候,你一动…… 它要每个灵都顺服。明白吗?多少人知道圣经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要敬畏,保持安静。它离开了我。
122

这个人因心脏病而烦恼,拜利先生,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就会让你痊愈。你接受吗?好的,先生,请站起来,接受它,你的心脏病就会离开你。看到吗?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他。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他,我们完全是陌生人。但他坐在那儿,祈求主来摸他的身体。是吗,拜利弟兄?全心相信吧,它就会离开。

再等一会。又有一个人出现了,他在祷告,他有胃病。库帕先生,请全心相信。你的胃病已经离开你了,先生。这胃病烦扰你已经很长时间了,它现在离开了。我不认识他,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他。你去问他就知道了。你认识他吗?好的。是那个毛病吗,他说的都是真的吗?那是你的牧师。要相信,不要疑惑。
123

那个坐在这里看着我的人,眼睛有疾病,腿有疾病。他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他来自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如果他全心相信,病就会离开他。如果你想要相信,好的。神会赐给你的。

坐在这里正在祷告的妇人,有胃病。她胃里好像有甲状腺似的东西。我与她是陌生人。腺里肿胀积水。我想他们叫这是胃腺。我不认识你,女士。你看上去是个信徒。我们是不是彼此陌生?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看着我,你不是从本地来的,你来自爱达荷州。是的。你是史密斯夫人。回家去吧。那东西会离开你,只要你单单靠耶稣基督的名相信。你相信吗?
124

大家听着,有一天一个小牧羊人被他的父亲派去放羊,一头狮子来叼走了一只羊,他没有什么东西追赶它,但他对神有信心。他拿着一个甩石器出去了,找到了那只羊并把它带了回来。因为他的父亲需要那只羊。

我只是一个小牧羊人,天父差遣我到这来。癌症、疾病、痛苦抓住了他的羊。我没有什么来寻找你们,我只有祷告和信心,我在寻找你们。今晚我就想带着你们,健康地回到那绿草成荫的牧场上。现在我借着祷告寻找你们。你们相信我吗?请你们彼此按手。
125

不是无定的声音。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这里有很多病人。我耽误你们时间了,我耽误了你们的时间,因为你们是传道人与歌手。你们不是……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按手在对方身上,不要疑惑。每个信徒,不要为自己祷告,为你按手的那个人祷告。他也为你祷告。按你们应该祷告的方法祷告。耶稣说:“信的人就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不是无定的声音。那是确定的声音。

126

天父,以前的这个小大卫,他知道天父爱那些羊,他对这些羊有责任,虽然他得拿着杖,把他们赶回到羊群里,有时候擦伤了它们一点;但它们是父的羊。神啊,一天,一头狮子进来叼走了一只羊,他去追赶。你与他同在,就把他带回来了。神啊,疾病、痛苦进来叼走了一些小羊羔,把他们叼走了想要杀死他们。主啊,今晚我到你面前,让他们彼此按手,神所说确定的神迹就必随着信的人。他们举起了手,他们是信徒,我们来把他们带回去。

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他们,让他们走。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不信的魔鬼离开这房子。
127

继续彼此按手。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使他们起来。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不断祷告,进到神里面去。会没事的。进到神里面去,没有无定的声音。那对你们说话的声音,那对你们说话的声音是神,不是无定的声音。你们五旬节派的人应该认得圣灵的声音,那不是无定的声音。那是他的能力临到你们,相信它。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不要怀疑。打破你周围不信的符咒,让圣灵掌管。

主啊,还有这些帕子,为了病痛的人,我奉耶稣的名,求你膏抹它们。
128

当你们彼此按手时,如果有人以前不信,今晚在圣灵的同在中要承认相信神的儿子,就…… 我不要你们到祭坛上来。就在原地站着,只要站起来说:“今晚我要相信。我很软弱,但现在我得到了力量。我全心相信他。”请在原地站着,若你要承认说:“我过去不信,但现在我是个信徒。”神祝福你…… 如果你们有人…… 就站在原地…… 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先生。

有人站起来说:“我作为一个见证站起来。”哦,你多想在那一天他能为你站出来。“那为我作见证的…… ”神祝福你。有人在原地站着说:“现在我的信心被坚固了。”神祝福你。“现在我的信心坚固了。”神祝福你。请站起来说:“我现在相信了。我要每个人知道我相信我正在耶稣基督的同在中。我看见他的话彰显出来,我相信我们处在末日。我站在这里作为一个见证人,我要他恩待我,除去一切不像他的东西,使我全然属他。”
神祝福你,先生。还有这位,这位。
129

来,请举起手来,先生们,女士们。多少人承认:“我错了,现在我要接受神。”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传道人,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了。

神祝福你们。无论你在哪里,在楼上,请站起来说:“我相信,我接受。我曾经有些怀疑,但现在我相信了。”
不是无定的声音。基督拯救罪人,他为此而死。请站起来,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整个会众中有很多人站起来了。神祝福你。还有吗?继续站着,说:“我相信,我相信,我现在接受他。我相信神的儿子,没有丝毫的怀疑。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末世。我相信。我在耶稣基督的同在中。我相信他的道得到证实。我相信它,我接受它。”请站起来,还有人吗?
130

天父,我全心为他们祷告,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他们是这信息的战利品。他们是你今晚眷顾这里的战利品,看见你行走在我们中间,行了从创世以来直到末世都不曾行过的事。他们在这里,他们是你的孩子。

主啊,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你把他们给我们,我们又将他们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在这末世看顾他们,并把他们养育成人。我可能没有机会在地上与他们握手,但当战争结束,号筒末次吹响,死人从坟墓里复活,活着的人与他们一同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时,我就能在那要来临的永世中与耶稣基督和他们在宝座旁交通。主啊,求你悦纳。他们是你的,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31

所有想欢迎别人进到耶稣基督的交通中的人,请站起来,与他们握手。站在他们身边,与他们握手,说:“欢迎你,弟兄。欢迎你,姊妹。欢迎到神的国。”阿们,阿们。太妙了,太好了。赞美神。

找个好的教会,受洗,向主求圣灵。请大家向神举手,唱:“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赎价在各各他。
你们感觉好吗?说“阿们”。你们感觉就像浸泡在圣灵的同在中吗?我们还唱歌时,让我们与身旁的、前面的、后面的人彼此握手,我们再唱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