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706 耶和华以勒(第二部分)

1

谢谢你,罗伊弟兄。当我们祷告时,让我们仍然站立一会。如果你们愿意,让我们低头。现在让我们看一下,在你心中是否有什么东西或一些需求是你想要神今晚来回应你的,只要你举起手来,表明出来,并说:“我在神面前有一个需求。”好的,当我们祷告时,让我们低头。

2

我们的天父,我们怀着极大的荣幸来就近你;并且知道,如果我们奉主耶稣的名前来,神应许我们说我们会得着我们所求的。呐,我们不是来就近你审判的宝座。我们肯定不想要去到那里,或是就近你公义的宝座。但我们来就近你怜悯的宝座,我们确信我们的要求会被应允。因为我们不能站在你的审判面前,我们也不能靠着你的公义而活,但你的怜悯正是我们所求的。因此,主啊,请赦免我们的罪。我们祈求你来应允这个,今晚求你与我们同在,当这些手举起来时,应允它们所代表的每一个请求。你知道在那只手下面的心中是什么。神啊,毫无疑问,那是为着疾病,救恩,和所爱的人。父啊,今晚我们祈求,特别是为这些人,求你应允他们的需求。

3

呐,我们已经讲过了你忠心的仆人亚伯拉罕,今晚我们要继续讲他生命的旅程。当我们继续传讲数百年前的这位相信你道的忠心仆人所走过的道路时,求你祝福我们。愿这成为一个榜样,就如保罗在希伯来书中所说的,亚伯拉罕是一个榜样。今晚我们祈求你将他所拥有的信心也启示给我们,来相信神的道,毫不怀疑这道中的任何一个字,而是完全相信,相信神所说的一切。愿我们能持定住他为我们所做的应许,并在基督里成为亚伯拉罕的种子。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4

博德斯弟兄比我要高一些,所以我必须要把麦克风往下调低一点。今晚很荣幸能再次回到这聚会中来,我们可以来为病人祷告,做圣灵吩咐我们去做的一切事。我想要说出我的赞赏。我走遍了全美国,美国和加拿大,昨晚我所看到的,对我的震动超过了我曾看到的轮椅被抛弃,拐杖被丢掉,瞎眼的得看见,聋子得听见,哑巴说话,死人复活,医生已经签署了声明说那个人死了,却又复活了。那都很令人震惊。但当我看到昨晚的人们,他们是这个教会的成员,却接受了真理并站在人们中间承认他们错了并愿意做正确的事,那才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事。

5

教会,也许新妇已经拣选完成了。现在是要让她预备好了。要让她……

复兴结束了,我们都知道这点。不再有复兴的灵了。两个小时的讲道,每一个人都在抱怨。在复兴时,都是整日整夜的,没有间断。复兴结束了。所以我们只是在拾零碎。
亚伯拉罕必须坚持到底,直到他找到了品性。当他找到了品性时,接下来的事也许就是预备她去与新郎相遇了。那是接下来的事。你记得他是什么时候找到利百加的吗?是傍晚时分,夜晚的光。
昨晚,抨击那些男人和女人们,并看到他们尊重神的道,站起来并承认他们错了,想要得到神的赦免,继续……这才是拥有复兴的地方。如果有任何复兴是我所知道的,那就是发生在这里,在这些真诚的心中。为什么?你必须要有什么东西来借着做工。明白吗?他们很多人都会自高自大,不想要你来告诉他们任何东西。要记住,那种类型的种子是宗派的种子,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种子看到道,就会立刻相信道。
6

那晚,那个在井边的小妓女,那个井边的妇人……祭司和拉比们就站在周围,看着耶稣行事,主对他们行了弥赛亚的迹象,一个圣经的迹象;但他们说:“他是别西卜,魔鬼,算命的。”

但当那光一照射到那个小女人,当耶稣说出了她所做过的事,她就说:“先生,我看出你是个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当他来时,他要告诉我们这些事。”瞧?立刻那颗被预定的种子就抓住了它,因为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肯定的。她看到了光。那是道。她知道神的道应许过,当弥赛亚来到时,他就会做那些事,她就认出来了。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就跑进城里,竭力去说服别的人。她说:“快来看,这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瞧?
7

现在有几句话要对我们的姐妹们说。我总是被认为是一个恨恶女人的人,但我不是。瞧?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时,我有过一段心酸的经历;但我总是对一个真正的女人、女士有着极大的尊重。对于那些口是心非的人来说,我没有任何尊重。我喜欢看到一个女士,一个真正真实的女士;她是一颗宝石。

在这个时代,女人被歪曲了,在最后的这些日子里,大部分人都被歪曲了。圣经是这么说的。为什么?这个时代快结束了。你记得最先歪曲的是什么吗?是一个女人。是的。在这最后的时代……我们从未有过这样;在六千年里,女人竭力要保持住女人的样子。但现在,她们想要举止像男人,像男人那样穿衣服,把头发剪掉,像男人那样,等等。在其它的时代,女人从未这样做过。圣经预言了这个,说她们在这个最后的时代会这么做的。现在就是了,女人的歪曲。难怪圣经说:“在那日,从锡安逃脱出来的人在主的眼中是宝贵的。”瞧,那些人是怎么逃脱……
8

你说:“那没有任何区别。”那有区别。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那些小事没什么关系的。”

我说:“对保罗来说,有关系。保罗说:’即使是从天上来的使者,若教导别的东西,愿它受咒诅。’无论是传道人,或天使,或主教,教皇,不管他是谁,如果有任何东西是与这道相违背的,就愿他被咒诅。”瞧,完全是那样的。在加拉太书1:8,如果你想要读的话。
他说:“哦,我不认为……”他说:“我看到留短发的女人也同样温柔甜美。”
我说:“那是绝对正确的;我也见到过。但问题不在这里。瞧,你必须要回到圣经所说的。”
如果神对摩西说:“把你的鞋脱下来。”而摩西说:“主啊,我要脱下我的帽子来代替。”那会怎么样呢?你必须要照着神所说的去做。问题是,在我看来最使我非常担心的,是传道人们会容忍这样的东西。这是什么?这表明了一个现代的亚当又跟他妻子一起离去了。瞧?神想要的是另一个亚当,能跟着神的道并单单跟神站在一起,单单是神的道。无论如何,这道都是对的。不要走那条路。
9

在这六千年里,女人从未想要剪掉她们的头发,穿的像男人一样,被歪曲。我们是在末世了。美国,任何晓得预言的人都知道美国是被一个女人所代表的。这被称为“女性的自由。”要自由做什么?做她喜欢做的,罪。

一个女人不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圣经说不能。女人是男人的副产品。她甚至都不在最初的受造物里。绝对是的。她是从男人里面取出来的。男人拥有阴性和阳性两方面。神取出了阴性的灵,把它放进了从男人肋旁取出的一根肋骨里。听着,当利百加去见以撒时,你有否注意到,当她跳下骆驼时,她蒙上了她的脸?为什么?她是来见她的头的。
他们不知道这些。无论怎样,他们都会这样做的。你是否注意到,当一个女人结婚后,她要在她脸上蒙一块面纱?为什么?她是去见她的头的。教会,作为新妇的教会,面对任何的信条都应该把自己遮盖起来;她是来见她的头的,就是这道的。基督就是这道,神就是头。明白吗?
10

呐,朋友们,我不想要开始讲这个。今天我翻阅了五百个主题,要找出一个比这五百个主题更能深入教导圣经的。但不管怎样,我还是想在这个聚会上继续传讲亚伯拉罕。

你知道,我相信如果神愿意,弟兄们也不介意,每一个人,我想要再回到这里来,举行一个复兴会,在这里你们可以呆一段时间(瞧?),我们可以真正沉下去并……[会众鼓掌—编者注]谢谢你们。好的,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知道这里有鱼;我知道这点。我喜爱钓鱼。你必须要有原材料来配合,就是那些真诚的人们。任何人都会犯错。你不知道,我每天都要对着我的错误死,好竭力活在基督面前。任何伟大的人,必须拥有神足够的圣灵,才能走上来承认他们是错的,说:“我想要做正确的事。”我从那里得到了极大的信心,因为那是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他们想要知道着点。直到他们听到了,他们才会知道。但是必须要先听到,说:“我们怎么……没有一个传道人呢?如不是神的差遣,传道人怎么能讲道呢?”那绝对是真理。
11

呐,现在注意,我们要回到亚伯拉罕那里。我们最好是回头来讲他,继续讲下去。在楼上走廊那里的,你们能听清楚吗?我们……今晚很高兴看到这么好的一群会众。你们是如此可爱的一群人,我肯定……

今天我跟一个朋友交谈,他是从加拿大来的。主引领我去到了那样一个地步,我不得不看到一些事情发生。然后站在……我遇见的这个朋友,他正在谈论美国人是多么的友好。我说:“是的,在这里有一些神预定的种子,就在这些地方,在这个最邪恶的地方。”我不是指你们这个城市。我的城市,就是我来的地方,也跟你们这里一样邪恶。整个世界都败坏了,污秽都涌向了西部。我们都知道这个。文明是伴随着它传播的。哪里有文明,那里就有罪在其中。是的。到处看看吧。这是一个传道人的墓地。是的。看看洛杉矶,所有的迷信都驻扎在那里,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信条,一种教导。要把神的道加进去,你做不到。完全被污染了。是的。鬼魔,邪灵,就在撒但的座位上……然而在那一切中间,在那里仍然有一些神的种子。你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播撒光。如果那光……如果那里有种子,当光一照射在那里,它就会长出生命。你只需要播撒光;就是那样。他就是夜晚的光。我们都知道这个,就是他的道。
12

呐,昨晚,我们停在了亚伯拉罕身上。我是从第22章开始的,但我还没有讲到它,因为我回到根基上,讲了亚伯拉罕刚开始时是怎样的。昨天晚上我们停在了神跟他确认了那约的地方。哦,我喜欢那点:撕开了圣饼,与亚伯拉罕立约。我们看到,当时他呼召亚伯拉罕并要确认与他所立的约,神告诉他,取三只三岁大的动物并分开它们。我们明白了三的意思。我们没有时间深入地讲了。哦,你可以停在这点上,就是这个主题这里,直到明天早上,也无法解释完它。你只是碰到了更高一点的地方,希望圣灵在这个时间里能把其余的东西启示给你。

13

呐,那个完全,那个完美的祭物,完美的……神在人的生命中成就了他要做的事。我们知道……哦,我们有神,天父,就是全能的耶和华。那时,他是一道光柱,带领以色列人走过了旷野。这同一位耶和华成了肉身,以他独生爱子的样式住在我们中间,创造了一个帐幕,让他自己住在里面。神在肉身彰显。神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住在里面,完美地彰显出来。然后借着那个约,他人的部分被取去了,切断了,他(这个约)分开那个已死的身体,血流出来赦免了人的罪,然后又复活了,坐在神的右边,在五旬节那天把圣灵差派回来。那活在基督耶稣里的同样的生命必须要活在这些立约的人里面,同样的生命要做同样的事。耶稣在约翰福音14:12说:“相信我的人,我做的事他也要做。”呐,这要么是对的,要么就是错的。这必定是对的。对我来说,道的每一个字都是对的。每一个字都是完全正确的。注意看神的工作是何等荣耀。

14

天父的那些……就像马太福音中说的:“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并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瞧?呐,父……这不是指我们有三位神。我们只有一位神,在三种职分里面:父,子,圣灵,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的同一位神。是的。

呐,注意看,那何等荣耀地彰显给了亚伯拉罕,神在光里去到了那些分开的身体之间,撕开了它们。就好像……昨晚我们讲过,他们是如何立约的,写下来并撕成两半,必须要吻合。合同必须要吻合在一起。
15

呐,你瞧,朋友们,这就是我想要说的。甚至在我们五旬节派人们当中,也出现了知识的魔鬼,想要使人们……呐,我相信神所有的恩赐。我相信呼喊。我相信说方言。我相信神所说的一切事。但你不能依靠那些事,作为你拥有圣灵的凭据。瞧,你的生命必须要伴随着。瞧?“从你的果子就能认出你来。”瞧?今天就是那些事使我担心,因为我看到我自己的教会,五旬节派教会,有敬虔的外貌,却远离了真理。你把道的真理带给他们,他们却避开了。你邀请他们:“过来,跟我一起吧。”他们不会那样做的。瞧,这表明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就是这个使我担心。呐,不是说我反对我的教会。我……

16

如果我爱基督,对我来说,赞扬他的教会要比赞扬他更好些。因为我宁愿你赞扬我的孩子胜过赞扬我。记住,我总是在想,如果我有两滴耶稣真正的血装在一个瓶子里,我将会多么小心地捧着它,我不会溅出的。我会非常小心地走路的。但今晚在他的眼中,我比那个要贵重多了;我已经被他的宝血赎买了。瞧,他为你流出了宝血。今晚,我在这里是一个传道人,掌握着,或说是把你指向你永恒的归宿。所以我不会参照任何的信条或教条;必须是这道,因为这才是永存的。我的信心就是建立在这道上,而基督就是这道。如果基督成了道,那这道就会在我们中间得到正确地彰显。瞧,必定会是这样。

17

呐,因此,我相信,旧约的神,他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了他的儿子耶稣里面。而新约里耶稣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了用他自己的宝血所赎买回来的教会里。瞧?“再过不多久,世人(就是世界的秩序)不再看见我。但你们会看见我(是指教会),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那时,那生命,那个约,那个在各各他从基督里面取出来的圣灵被带了回来并倾倒在了人们身上,就是神所应许的亚伯拉罕的种子身上。记住,不是他所有的种子,而是那个种子。

18

呐,有一种教导说,预定已经过时了,胡说八道;有一个真正的预定。神借着预知就可以预定,因为他能预知。神不愿意让任何人沉沦,但作为无限的神,他知道谁会灭亡,谁不会。

这就是在以撒,不,是雅各和以扫生出来之前,他就说他恨以扫,爱雅各的原因。他的预知让他知道了以扫是个无耻之徒,他知道雅各尊重长子的名分;无论他怎样得到它,他都想要那名分。呐,这两个双胞胎男孩,都是从同一个圣洁的父母生的,但一个是背道者,一个是信徒。呐,借着他的预知神知道这点。
19

呐,神借着预知……神处理事情不会像……你不会像那样将你的生意建立在某样松垮的东西上。借着预知,神知道谁会得救,所以他差遣耶稣去吸引那些他预先知道会得救的人。读读以弗所书第1章,你就会明白的。瞧?呐,就是那样。

然后他差来他的福音,撒下了种子,并差来他的圣灵来使种子活过来。呐,他们都是在同一块土地上长出来的;希伯来书6章告诉我们说:“地吃过屡次所下的雨水,”在那里你注意到,“合乎耕种的人用;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结局就是焚烧……”看到了吗?呐,要记住。
20

我们以一块麦田为例。你们都种过麦子。干旱临到,在地里有野草和杂草,人们都知道杂草会从地里长出来的;在地里有野草,也有乳草,还有荆棘。麦子也在其中。它们都很干渴。雨不仅会落在杂草上,也会落在麦子上;野草会直立起来,像麦子一样欢呼跳跃。

但借着它们的果子,你就能认出它们来。同样的圣灵落在假冒伪善的人身上,他就会呐喊并像其他人一样兴高采烈,但他的生命会证明他是怎么样的。明白吗?我们太依靠情感了。今天这块田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情感,各种不符合圣经的情感等等。是的。但我们必须回到这道上,这道的真理上,回到这道所说的话上。
21

呐,神告诉亚伯拉罕,借着他宣告了第三个约,这唯一的约。耶稣只对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做出确认,就是那个荣耀的种子,属灵的种子。

对你们宝贵的天主教朋友们来说,当你们说:“万福,玛利亚,神的母亲”,你们不感到羞耻吗?玛利亚怎么能成为神的母亲呢?她不可能是。你说:“哦……”
那天我跟某个人谈话,他们持不同观点。他们说耶稣是玛利亚的种子。如果他是玛利亚的种子;那在那个种子从那个管道生出来之前,就必须要有一个感觉把那种子带出来。那你就使耶和华……你看到你使神成为什么样子了吗?
神,这位造物主创造了卵子和血细胞,带出了那个身体。人跟这个没有任何关系。完全都是神做的。是的。
她肯定是个好女人。今晚在这里也坐着很多好女人。当神使用完了某样东西时,它就必须退场。她不是个中保。她不是神的母亲。她是个很好的,去到了荣耀中的女圣徒,因为她侍奉了神的旨意。在这里的每一个妇人都有同样的机会,也许不是同样的方式,但都是在服侍神。明白吗?神会使用你的。
22

神使用她作为一个孵卵器,但那个孩子是属于神的。是的,神是卵子和血色素的创造者。当然,血色素是从男性来的;神是它的创造者。没有任何感觉,玛利亚就生出了这个婴孩,完全是圣灵荫蔽了她,并在她的子宫里创造了这个血细胞和卵子,就生出了这个人,基督耶稣。

那就是神与他所立的约,当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时,他被分开了。瞧,三种动物,都是三个月大,被撕开了。神把其中的一部分带回到了天家,然后把另一部分差了下来。现在,当这身体再次合在一起时,必须要是掌管那个身体的同样的生命来掌管着这个身体。神就是道 。他是这道。瞧?在那个时候行事的道也在今天做着同样的事。他是道,永恒的道。神的道是永恒的。好的。
23

呐,神在做什么?开出一条路来,表明他知道以色列人,属肉体的种子,会拒绝他;但他知道那个荣耀的种子,不是借着撒拉从性来的,而是借着亚伯拉罕所拥有的信心,生出了基督,那是来自各个种族的荣耀的种子,是混合体,新妇是来自各个国家的。亚伯拉罕,多国的父,不是因着他跟他的妻子撒拉生活在一起,而生出了那个儿子,而是因着他信靠这道。阿们。是的。

24

呐,在这之后,我们发现,这个伟大的经历……现在我们要翻到第17章。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想要讲到第22章。第17章……你们喜欢与亚伯拉罕呆在一起吗?我喜爱关注这个,因为什么?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教会的完美预表。你相信这个吗?注意,所有的经文都预表着这个。

看看约珥所说的:“在这末世,这事要成就,神要倾倒出他的圣灵。”出现了蝗虫,吃光了他的教会。“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蝗虫剩下的,蝻子……那是同样的虫子,同一种昆虫在四个不同的阶段。每一种只吃一部分。然后出来而来蝗虫或蚂蚱,把树皮都吃光了,其他的吃光了果子,然后出来了别的东西,把里面的生命也吸了出来。就在那时……
25

基督,这棵在伊甸园里的树,在伊甸园里有两棵树。这两棵树立在那里是为了生命的缘故。夏娃,如果她摸过了,她就是那棵死亡树。基督是生命树。呐,因着女人出现了死;又借着这个男人出来了生命。

当他站在那里,对犹太人谈话,他说:“我……你的……”
他们说:“我们的先祖们在旷野吃了四十年的吗哪。”
他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死了。但我就是生命的粮,生命树,是从天上的神那里来的,人若吃了这饼,就永远都不会死。”
26

神设定了撒拉弗在那里,护卫着那棵树,没有人能触摸到它。呐,神派撒拉弗出去,竭力要把他们带向那棵树。那些日子,他们看到了异象,他们想要不付上赎罪祭就返回到那棵树那里。但现在,在赎罪祭被付上之后,魔鬼蒙蔽了他们,使他们转离了那棵树。注意。

当耶稣来到这世上时,他就是神的那棵完美的树。大卫看到了他,在诗篇第一篇里,他说:“好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水源旁。”很多条河,一个源头;很多恩赐,同一个圣灵。“叶子也不枯干。”
但当耶稣来到世上时,发生了什么事?罗马统治者砍掉了那棵树,并把他挂在了一棵人造的树上。然而神复活了那棵树并把他安放在右手边,并差圣灵回来,为他造了一个新妇,就像亚当在伊甸园里所拥有的。当那棵树开始再次出现时,又是一棵五旬节的树。
27

我们听到教皇说:“所有的教会,都要回到母教会,回到起初。回到罗马教会。”

我想要任何一个历史学家,一个传道人,或某个人站起来,看着我的脸,指给我看说教会是在罗马开始的。教会是在五旬节那天从耶路撒冷开始的;就是那里。在三百年之后或更晚些时候,组织开始在罗马出现了。但教会是从五旬节开始的;神为基督树起了一棵新妇树,就是用基督里的同样的圣灵,树起了一棵新妇树。然后发生了什么事?当树开始长大时,罗马的虫子爬了上去,并开始吃那树。剪虫剩下的,蝻子来吃,直到吃的只剩一根树桩了。
但神说:“我要复兴,主如此说。”那棵树要再长出来,因为有了新妇之后才会有新妇树。
后来路德出现了,他做了什么?出来了因信称义。
28

那正是教会出现的方式,约翰传讲了称义。然后基督出现了,传讲了成圣。希伯来……我是说约翰福音17:17,“父啊,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而他就是道。是的。他就是成圣。后来,在五旬节那天,有了圣灵。因信称义;成圣;当那棵树接受了圣灵的洗时,就是一棵完全的新妇树了。

罗马把它吃光了。随着时间推移,更往上吃。然后经历了路德的时代,怎么样了?在路德死后,他们组织了起来。这位丈夫怎么做的?他把死的葡萄枝剪掉了。
她又长得更高了,树心在成长。那是一棵预定的树。种子就埋藏在那里,必定会长出来的。长高后又出现了卫斯理。在成圣下面,他们又拥有了一个伟大的复兴。然后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组织起来之后,他又把枝子剪掉了。从未有一个组织爬起来过。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在跌倒之后再爬起来过。
29

然后出现了五旬节,带来了恩赐的恢复。它做了什么?组织了起来。神怎么做的?把它剪掉了。

但神是怎么说的?“我要复兴,主如此说。”他要带出一个稳固的教会,是用血洗净的,用圣经买回来的,在道上稳固的新妇。这夜晚的光正在发出。成熟的果实都是长在哪里的?都是在树的顶端。我又讲到了这里。
回到亚伯拉罕,返回去;让我们来讲亚伯拉罕。他在夜晚时分出现了,这荣耀的种子进来了。多国……现在注意,在第17章之后,我们在这里发现在第17章里,神以全能神的名向亚伯拉罕显现。
30

亚伯拉罕已经九十九岁了,在所有的那些日子里,他从未摇动过,而是相信神的道,称无的事情为有,因为神那样说了,他仍然相信那个孩子会出生,他持定着那个应许。何等的一个人!何等的一个弟兄!“亚伯拉罕,他持守着盼望……”撒拉的子宫已死。他也不能生育了。他的身体已死。圣经是这么说的,他的身体几乎死掉了。撒拉的子宫也死了。她那时已经绝经有四十年了,但亚伯拉罕仍然相信,她会生出那个婴孩的,因为神那样说了。就是那样。你要持定住神的道,因为神这样说了。无论有多少信条掩盖着它,神的道依然摆在那里。道必须要成就。那道存在于亚伯拉罕的心里……

无论有多少人说:“那日子已经过去了,只能这样了。”只要神的道摆在那里,他就具有创造力,因为那是受孕过的道。因为神是道,神的生命在这道里面。注意,当道融入到了神的生命之中时,就会有事情发生了;它必定会成就的。
31

呐,注意。那时神以全能神的名向他显现。神有七个复合的救赎之名。在这里他是以全能神的样式向他显现,意思就是“以利沙代”。“沙代”是希伯来语。“以利”意思是“强壮的。”“沙”意思是“胸脯,就好像女人的乳房那样。”在这里不是用“沙”,单数的;而是用“沙代”,复数的。呐,对于一个在心中抓牢神的道的一百岁的老人来说,那是一个何等甜美的安慰啊,在这里,神的声音临到了他,说:“我是以利沙代。我是乳养你的神。”

哦,我们有何等的安慰。呐,不是……记住,不是“胸脯”,而是“乳养”:“他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32

呐,对小婴孩来说,当他生病并哭闹的时候,妈妈会怎么做?她会抱起小家伙。她会把孩子放在胸脯上,孩子就会借着乳房把妈妈的力量吮吸到自己的身体里。他不仅仅是得到了满足,而且安静了下来。他本来声嘶力竭地在尖叫;他浑身难受;但当妈妈把他抱起来,并把他放在胸口上,开始呵护他,前后摇动他,他能感觉到他的妈妈,他的头靠在妈妈胸口上,开始吮吸并把妈妈的力量吸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他就更新了自己,增加了力量,也得到了满足,一天天过去,他就会长得越来越强壮。

33

对亚伯拉罕来说,这是一个何等的经历。他依然是全能的神,以利沙代。我们可以抓牢他在圣经中做出的一切应许。他的种子,他的儿女,如果你病了,只管抓牢神之道应许的胸怀所说的:“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它会安慰我们。我们只要不住地吮吸,我们的力量是从强壮的神而来的,以利,这位强壮的,永恒的,借着他的应许,从他里面吸取他的生命。

这会带给一个躺在以利沙代的胸脯中的人何等的感受啊!我们相信并知道我们是在把基督应许的大能吮吸到我们里面。
以利沙代在二十五年前让亚伯拉罕依靠在他的胸怀里;一个老人,七十五岁了,他的妻子也六十五岁了;他从未离开过那个胸怀。他一直走,直到去到了一块陌生的土地上,去到了一群不认识神的陌生人中间,但他不住的给出见证并信心强壮,将赞美归给神,因为他知道他是在从神的应许得力量。
34

这对今晚正处在黑暗、迷信、情感、知识时刻的教会来说是个何等大的盼望啊!圣灵说:“在末世,会出现一个知识的教会。圣灵明说(提摩太前书3章),在这末世,一些人会离弃信心,偏向诱惑的灵,和魔鬼的教导(是的),有敬虔的外貌。”他们在做什么?“任意妄为,自高自大……”哲学博士,法学博士,神学博士,那些所有的头衔。“哦,某某博士,在某个年代,是我们的牧师。”

我宁愿某个人,我的家人或我的孩子,连裂嘴豆和咖啡豆之间的区别都不知道,也要认识基督。是的。把他带到外面的某个地方,靠在一根老木桩上,跪下去跟他一起祷告,直到圣灵进到他里面。我宁愿要那个也好过你们借着一个博士学位把所有的神学理论倾倒进他里面。要把神的道告诉他。是的。
35

“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

哦,你说:“那是共产主义。”不,不。那是所谓的基督徒。
“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她们被各样的私欲引诱,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是这样的。那就是实情。我们也看到了这日子。
36

对信徒来说,将自己从各样的不信、各样不敬虔的信条、各种不敬虔的教导中分别出来,定睛在基督身上,接受这道,并持定住这道直到看到道被彰显出来,那是一个多大的安慰啊!无论你需要等多长时间,都要站稳在那里。神应许过了。他会把你带向那个的;要持定住它。站稳在那里。不要退后,要站稳在那里。如果你确定了,就要站稳在那里。但如果你摇动了,你就会在任何事情上都松散的。猴子会只会抓闪亮的东西,但熊会抓牢他所抓住的。所以你要站稳。是的,抓住,死死地抓牢……

37

以利沙代!神说:“亚伯拉罕,我是以利沙代;我是那位强壮的。你是个老人了,你现在已经一百岁了,你的力量都消失了;但我是你的力量。你所有的盼望都没了;但我就是你的盼望。”

哦,你们现在正在受苦的人,在这里患癌症等等的病的,你看不出你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吗?不是来自外科大夫的手术刀,而是从神的道来的!“我是你的份,我是你的力量,你要从我获取你的力量。”
我不是轻看外科大夫;他做了他的那部分;那取决于他。但神是医治者。没有任何外科大夫、医生和药物能医治。不,先生,人们还没有找到一种药是能来医治的。呐,任何医生都会告诉你这个。他们会提供帮助,但神才是医治者。他们可能会在你手上切一个很深的伤口,但神才能医治那伤口。他们没有任何东西来建立人体组织;如果他们能,他们就可以建造一个人了。所以你瞧,神才是医治者。你可以安上一根骨头,但神必须要来医治它。神是医治者,“我是医治你们一切疾病的主。”你不能使神的道撒谎;每次它都会直接指向真理,直接指回去。你无法使道说谎。
38

呐,他们说圣经自相矛盾。我问过,也告诉过他们,在这点上,如果他们能指给我看圣经中有一个地方是与别的地方自相矛盾的,我就会尽我的一切,把我一年的工资都给他们。是的。根本没有。那是因为你属肉体的头脑在以那种方式来评判。圣灵才是道的解释者。道是真实的,连在一起的。它就好像一个拼图一样,需要圣灵来把它放在一起,拼成神的救赎以及他对人们祝福的画面。阿们。圣经没有自相矛盾。没有任何一节经文,没有任何一段是与其他地方相矛盾的。如果有,那它就不配写在这纸上,它就是在骗人。神不骗人。神是真实、公义、圣洁、诚实的。他是神。

39

呐,当时,亚伯拉罕得到了这道,“我是以利沙代。我是你力量的赐予者。你的妻子,她的子宫已经干枯了;她已经过了更年期四十年了,你的身体也如同已死;但我是以利沙代。”亚伯拉罕把以实玛利带来,你知道;但神说:“不是他。不,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从他会出来很多的王子。但我所应许的这位,是从你和撒拉而来的。”是的。阿们。亚伯拉罕感觉很好。

神说:“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些东西,亚伯拉罕。我要改变你的名字。”他说:“你的名字不再叫亚伯兰,而要叫亚伯拉罕。”“亚伯兰”意思是“高贵的父。”但亚伯拉罕的意思是“多国的父。”她也不再叫撒莱;要叫S-a-r-a-h,撒拉,“公主。”神改变了他们的名字。何等的一个改变。然后就有事情发生了,因为他们……瞧,在事情发生之前必须先要有一个改变。只要他们还叫原来的名字,神就不能赐给他们孩子。
40

只要你的名字不在天上的生命册上,你就不会重生的。你可以把它记在每一个教会里,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从这里挪到那里,跟他们所有的人争吵;但你的名字必须要在任何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就被记在了天上的生命册上,然后新生才会到来。在新生命出现之前,他们的名字必须要被改变。你也必须要改变你的名字,从这些人造的名册上抹去,转到天上的生命册上。

“你的名字不再叫亚伯兰,’高贵的父,’而要叫亚伯拉罕,’多国的父’。她也不再叫撒莱,要叫撒拉,’公主’”。
41

哦,现在我们要去到第18章,从第17章,让我们直接去到第18章,’因为它只有……今晚我不想要在这点上扯开得太远,让你们留在这里,因为我想要你们明晚再回来。呐,注意。我们要尽快地讲到第22章。现在注意。当时过了大约一天,也许是,就说是那之后的两三天吧,亚伯拉罕和撒拉,他们搭起了帐篷。

在下面的那座城里,我能想象罗得先生穿着他们那里所拥有的最新潮的服装。他妻子也留着最新式的发型等等。她生活的很奢华,把她的女儿们也打扮成那样。就像今天的老妓女母亲所做的一样,也让她所有的女儿做同样的事。
呐,但是撒拉,她是那地上最漂亮的妇人,却住在不毛之地上,因为她追随着得到了应许的丈夫。呐,我最好在这里打住,因为我会,那样我会把你们留到午夜的。她追随着亚伯拉罕。是的。他拥有应许。
要抓牢基督;他就是拥有应许的那位。他就是应许。他是应许。注意。
42

一天早上,太阳升起来了,非常热。亚伯拉罕正坐在橡树底下的帐篷的阴影里。他望过去,当时必定是大约十一点左右,他看到来了三个人,他们走了过来,满身的灰尘。亚伯拉罕跑过去。在他心中有些东西使他感觉非常好,他跑出去并仆倒在他们脚前。注意,他说:“我主。”听出不同之处了吗?有三个人:但是“我主。”

看看罗得。当时三个人的中两个去到了城里,只有两个人,他说:“我主。”罗得叫他们复数的“主”,亚伯拉罕……罗得叫他们两个人“复数的主”。
亚伯拉罕叫他们三个人,“单个的主,我的主。”阿们。哦,快到时间了。注意,他说:“我主,如果我在你眼中蒙恩,请过来坐在橡树下。让我去取点水来洗洗你的脚,并拿点饼来。因为这是你来这里看我的唯一原因。”他们就走了过去。
43

他走开了,去到了帐篷的后面,说:“撒拉,赶快揉点面,在炉子上做几个饼。”他出去牵了一头小牛,把它杀了并收拾好了,做成牛排,并弄了一些黄油和牛奶,放在那些人面前,他们就吃了。

他们中的一个人就是神自己。这是圣经说的。呐,如果在这点上你想要争辩,尽管去争吧。他称神是“以罗欣,神。”他肯定知道他是在跟神说话。注意,“主神。”呐,他们中的一个人就是神。他看着神,亚伯拉罕认出来了。呐,注意看这里。
44

有一次,一个传道人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不是想要告诉我说你相信那个人就是神吧?”

我说:“亚伯拉罕说他是。所有的翻译也作出了同样的解释,大写的L-o-r-d。任何圣经读者都知道大写的L-o-r-d就是指以罗欣。它是从同一个词来的,就是以罗欣。’在起初,起初神(以罗欣,那位全能、独自存在的那位)创造了天地。在这里,他又一次站在了亚伯拉罕面前。”
他说:“哦,你不是……”他说:“那只是一个人。”
我说:“肯定的,他吃过肉;他吃过,喝过牛奶,还吃过饼。”我说:“他肯定是神。”
他说:“怎么会那样呢?”
我说:“先生,你……”
我希望他们没有伤害你的感情;他们是耶和华见证人的。他对我说,他说:“哦,伯兰罕先生,看这里,我想要告诉你一些事,神不会那样做的。”
我说:“你根本不认识我的神。就是这样。”我说:“人的身体是由什么组成的?石油,碳酸钾,宇宙光,等十六种元素。神下来并调查所多玛,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伸出手去,为自己抓来一大把的宇宙光和石油,’噗’他说:’加百列,过来这里,站到这里来。’并为他自己也造了一个身体。”他必须要代表他在这个末世所要成为的样子,所以他就下来并在人的肉身里说话。完全正确。哦,我很高兴神是这样的神。
45

某一天也许我不会有任何东西剩下了。我也是由那十六种元素造成的。那天我梳理着仅剩的两三根头发。我的妻子看着我,她说:“比利,你都快变成秃头了。”

我说:“亲爱的,我一根头发也没有丢。”
她说:“你过去有一头卷发。”
我说:“是的,但我一根也没有丢。”
她说:“请你告诉我它们在哪里?”
我说:“那么,亲爱的,你告诉我,在我长出头发之前,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在我长出头发之前的那个地方,它们正在那里等着我去得到它们呢。”
阿们。荣耀。圣经说:“你连一根头发都不会少。”哈利路亚。那是完全正确的。以前不是的,现在却是;现在不是的,以后却是。肯定的,完全如此。石油,宇宙光,钙,碳酸钾,等等……当我什么也没有了,你什么也看不到了,只剩下灰烬了,神会说话的(哈利路亚),会把碳酸钾和石油聚集在一起,我就会又活在他的面前。哈利路亚。神给了我们永生。阿们。“凡父所赐给我的人,一个也不会丢失,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我相信这点。作为亚伯拉罕的一个种子,我盼望那一天。我正在寻找一座城,它的建造者是神。肯定的。不管这身体是如何地起皱纹和萎缩,头发也在掉;无论发生什么事,在末世神都会再次使它复活,再次恢复到年轻的样式。他应许了他会那样做的,我正在寻找那座城。阿们。
46

哦。现在我觉得很兴奋,知道那蒙福的盼望正在那里等着我。我正在寻找那座城。我的心正在为它而跳动。哦,我不会偏向任何方向,而是单单盯牢在那个地方。神啊,帮助我站稳在那里,真实而忠心,在各个地方都扔出救生绳,尽我所能地把每一个疲乏的朝圣者都带回来,继续超前走。

是的,不久前我刚见过一个异象,看到了那个地方,我看到我所爱的人都在那里,又恢复了年轻。它在那里,它就在那里。我知道它在那里。是的,先生。呐,也许你们已经在基督徒商人会的“声音”杂志上读到过了,很多的杂志等等都刊登了这个。朋友们,那不是一个异象。我看过异象。我知道异象是怎样的,神给过我成千上万个异象。但这不是个异象。我在那里,就站在那里,回头看着。我知道它在那里。朋友们,它就在那里;它在那里。我知道它在那里。是的,先生。这就跟我站在这里一样肯定,求神帮助我,如果我还是头脑清醒并站在讲台这里的话,那它就在那里。神作出了他的应许,那是真实的,它太真实了。是的,先生。它就在那里。
47

注意。呐,我们发现,那些人坐下并吃了东西。三个人中,两个人站起来去到了所多玛。有一个跟亚伯拉罕呆在一起。让我们看看他们的交谈。他们一直在盯着所多玛看。亚伯拉罕知道这有些怪怪的。所以神说,那时神正准备要离开,他说:“亚伯拉罕,他就要成为多国的父了。我知道他会生出孩子等等;我要做的事情岂可以瞒着他呢?”神说。所多玛的罪是那样的严重,以至去到了神的耳中。神下来调查。

48

呐,记住,正如我那天晚上所说的,那些使者中,有两个下到了所多玛,他们对那些作恶者讲道;他们那天晚上用道蒙瞎了他们的眼睛。但记住,那就是神。他们得了他们的迹象,有一个陌生人来到了他们中间。

看看罗得。罗得坐在城门口,说:“我主。”却以那样的一种方式生活。他们说:“到我家里去吧。”神说:“我们就睡在街上。”什么样的家啊。
但一去到亚伯拉罕那里;他们就说:“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我们就坐在你旁边。”
49

就是要那样生活,如果神想要用你的话,他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你。你有一个位置,要在神面前活出一个清洁的生活;你的话语要诚实;你的生命要真实。那就是天使要去到的地方。看看伊丽莎白和撒迦利亚(瞧?),一对诚实正直的人,遵守神所有的诫命。那就是我们想要活出的样式,所以当神准备好了要使用我们时,他说:“这是我的民。我可以用这个教会做任何我想要做的事。他们相信我。他们站稳在我的道上。”瞧,那是你想要成为的样子;活出那生命。

50

呐,我们发现这个天使,他说:“我不会瞒着亚伯拉罕。但我要在明年这个时候来拜访你。”注意,他从未叫他是亚伯兰;他称他是亚伯拉罕。他怎么知道他的名字被改变过了呢?他就是那位改变他名字的。肯定的。注意,他也没有叫撒莱,你知道,不是S-a-r-a-i,而是S-a-r-a-h。“你的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他结婚了呢?他怎么知道他有一个妻子,而且她的名字叫撒拉呢?

亚伯拉罕说:“她就在你身后的帐篷里。”一个真正的妇人。
51

今天,女人们太暴躁了。他们的丈夫甚至都不能说话。她们一定会冲到外面去,手里点着香烟,穿着短裙,喋喋不休。完全是一个歪曲的族类;她应该去做饭,做家务,等等。当她离开了厨房,她就离开了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职位。是的。

呐,我们发现,那时候,女人们躲在后面,尽自己的本分,行事像女人那样;她们的头是做决定并做事的人。
你想要让某个人去跟他的妻子谈谈;她会说:“我现在就要让你明白。”[伯兰罕弟兄吹气—编者注]从嘴中把烟吐出来,看上去是那样可怕。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事。你可以想象一下,站在那里看着那个人,分辨出在那人里面的灵,和那些事;也许还在某个教会的唱诗班里唱歌。哦,我们生活在一个怎样的时代啊。难怪我们就处在那个日子里了。我希望你们能从字里行间明白我的意思。
52

注意,以前是那样的。撒拉在帐篷里;她呆在那里自己做事。亚伯拉罕正在招待那些天使们。呐,神说;“我要来拜访你。”

撒拉听到了,她就用袖子捂着嘴笑;她说:“我,一个老妇人,已经这么老了,我的主也年老了,我们怎么还能像夫妻那样有这等喜事呢?”她就笑了。
天使背对着她,说:“撒拉为什么暗笑?”
记住,那是给亚伯拉罕最后的迹象,他就是教会的预表,那是他所得到的最后的迹象。他还得到过别的迹象,但那是他在所多玛消失之前所得到的最后迹象。对吗?最后的迹象……
53

以色列人,从亚伯拉罕而出的种子……撒玛利亚人,是一个混合的种族,被抛弃的后代,也在等候他,因此,他们说:“我们的祖先雅各把这井留给了我们,”是这个叙加妇人说的。瞧?“我们的祖先雅各,他把这井给了约瑟,他的儿子,我们也从这井里喝水,他用水来饮他的骆驼。你说你也有水,是像这样的水吗?”瞧?以色列肉身的种子所得到的最后迹象也是同样的迹象。咻。你们还没明白吗?想一下吧。

拥有那约的亚伯拉罕所得到的最后迹象,在不冷不热的教会被拒绝之前,在她毁灭之前所得到的最后迹象,就是能辨别出在人心中的思念的迹象:神在肉身中彰显。
在以色列人被砍下之前所见的最后的迹象也是同样的。他们却说那是别西卜,是算命的。
54

现在就是时候了。神啊,让这个落入人们心里。现在就是亚伯拉罕荣耀的种子……你们明白了吗?神在肉身彰显,在这不冷不热并越走越远的教会被毁灭之前,神给了他们最后的迹象。那是退后的罗得的最后光芒……让这个深入人心里一会。

亚伯拉罕,第一个;亚伯拉罕肉身的种子,第二个;亚伯拉罕荣耀的种子,第三个。
注意;那信息没有被外面不冷不热的教会所接受。这信息曾到过他们什么地方呢?它是被差给五旬节的人的,是被拣选的,被呼召出来的。
就像以色列人那时候所做的,九十……看看有多少人;看看有多少以色列人接受了。当到了他们上去那里的时候,在四百万人中,只有一百二十个人去了。
55

呐,注意那荣耀的种子。瞧,必须要成就三次(瞧?),到处你都会看到:含,闪,雅弗的子孙。亚伯拉罕荣耀的种子,先是是亚伯拉罕;再是肉身的种子;接着是荣耀的种子。一切……荣耀的种子是借着基督,通过……我们都是借着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而来的,是借着基督,这个荣耀的种子而来的。这就是荣耀的种子,这个主耶稣的教会,就是他在这末世要复兴的:这个荣耀的种子。注意,他接受了那个迹象。这个荣耀的种子亲自说,当他在那里时,他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这个荣耀的种子,亚伯拉罕被呼召出来的种子;他的弟兄罗得,一个在所多玛的不冷不热的人;然后是所多玛人,世界……今天,这世界;这个教会世界;这个荣耀的种子,他们正在去到正确的位置上,等等,完全都是按照秩序的。神带着他的应许下来了,彰显出了同样的事。阿们。如果这不是完美的,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是完美了。这是圣经。

56

你说过方言,在灵里跳过舞。你有过那一切的情感,你也见过医治的神迹,丢掉轮椅等等。我们见过那所有的一切。但这里,这是要出现的最后的迹象。亚伯拉罕见过神在路上为他所行的各样的事(是的),但在那应许之子出现之前,这最后的迹象出现了。现在这荣耀的种子正在盼望一个应许之子。哈利路亚。我们是在盼望一个应许之子吗?神的儿子就要回来了。哈利路亚。哦,这使我觉得想要呐喊了。瞧。这个荣耀的种子正在等候一个应许之子。跟亚伯拉罕在那些年里所做的一样,注视、持定在神的道上,荣耀的种子也必须要那样。那个种子正在注视着这位要再来的子,主的再来,借着一次注视,两次注视,三次注视,一直到第七次注视,现在我们仍然在盼望这个荣耀的种子。在主的再来之前我们看到了什么呢?发生了什么事?神来到了我们中间,就好像他对亚伯拉罕的种子所做的那样,也向荣耀的种子显明了;亚伯拉罕,亚伯拉罕的种子,而这里是对荣耀的种子所做的。神以圣灵的样式住在我们中间,做着他以前所做的同样的事,所做的事显明了那是一样的事。

在对这张照片进行科学调查之后,这个世界知道,这个科学的世界知道这是真的。
全世界的教会都知道这是真的。
57

我相信每一个预定的种子都在里面了;门差不多要关上了,审判就要临到了。是的。神不会总是与人相争的。他会做他所能做的一切。但时候近了,朋友们。注意。

现在我要给你们一些能够帮助你们的东西。记住,接下去发生了什么事?在他们能得到那个荣耀的种子之前,必须要在亚伯拉罕和撒拉身上发生一个身体上的神迹,就在那个荣耀的种子降生之前。“呐,亚伯拉罕的身体如同已死,”圣经是这么说的。不是吗?“撒拉的子宫也死了,”圣经是这么说的。呐,在荣耀的种子或那个种子,就是那个应允之子出现之前,身体的某些方面必须要发生改变。在那个应许之子出现之前,他们的身体上必须要出现改变,就是在应许之子出现之前。注意神所做的。我要给你们讲一个重点。
58

呐,读这经,这是神写给他教会的爱的故事。这是神,神是爱。你们相信这个吗?这被写下来的圣经是受过教育和聪明的人永远都无法明白的。你必须要在神的爱里才能明白他。你必须要有神在你里面。他会亲自解释给你的。

呐,这就好像我有一个妻子。哦,我是何等地爱她。我全心地爱她。我去到了海外的某个地方,她就会……在她哄孩子们入睡之后,她就给我写信,她说:“亲爱的比利,我今晚坐在这里,我很想你,我在写信。”瞧,我知道她在纸上写的是什么。我十分地了解她并爱她,以至于我完全了解她的天性;我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所以我能读出字里行间的意思。瞧?
神也想要他的教会从字里行间去读,不只是读字面的意思。你必须要从字里行间去读才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呐,注意看,就会发现是不是这样的。
呐,神对亚伯拉罕和撒拉所做的,是在将他教会的样板显明给他们。他对他们所做的;是把他们两个人都变成了年轻的男人和女人。是的,那是他做的:又把他们变回到了年轻人,就好像他要对亚伯拉罕所有的种子所做的那样。无论你是多么的年老和衰败,当那个日子来到时,你都会再次年轻漂亮的(是的),焕发生命的光彩。
59

不久前,我问一个医生:“先生,请告诉我。每次当我吃东西时,我都会更新我的生命吧?”

他说:“是的,先生,那是正确的。”
我说:“呐,神说,我们是用地上的尘土所造的。”
他说:“是的。你所吃的蔬菜和肉等东西都是尘土。你从那里得到你的碳酸钾和钙等东西成为你的维他命,都是从这地中得来的。你是用地上的尘土所造成的。”
我说:“嗯哼。神最初就是像那样造人的。”
他说:“我对此一无所知,但我知道你现在吃的东西会建立你的身体。”
我说:“我问你。那么你还质问我关于童女生子的事吗?”
他说:“是的,先生,我不明白。”
我说:“我想要问你一些事情,医生。请解释给我听。”
他说:“哦,任何不能被科学所证明的东西都是不正确的。”
我说:“我要从相反的方面来看:人们能被科学证明的东西都是不真实,根本就不是那样的。”我说:“在生命中的真正真实的东西都是不能被科学证实的:爱,喜乐,和平,恒久忍耐,温柔,耐心,信心。你能科学地证明给我看吗?然而这是真实的。神,圣灵,天使……”阿们。“信心能成就那些事。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从这地而来的,都是从大地母亲而来的,也要以同样的方式再回去。我说:”我想要问你一些东西。当我十六岁时,我就在吃我现在所吃的同样的食物。我吃青豆,马铃薯,面包,和肉。每次我吃饭,我都会变得更大更强壮。“
他说:“是的。你正在更新你的生命。”
60

我说:“在我过了二十二岁之后,其他人也是,为什么无论你吃多少东西,你都会越来越软弱,越来越老呢?想想吧。”我说:“我这里有一壶水;我有一个杯子;我开始从这个大的水壶中倒水,倒进这个玻璃杯里,液面就开始上升,直到杯子有一半满了;然后在这什么都没有的部分,我倒的越多,空间就会越小。无论我吃多少,吃的多好;我现在吃的比过去好多了,要好上一百倍。”

我知道整天晚上嚼肉皮,早餐吃涂着高粱糖浆的玉米饼,午餐和晚餐也吃同样的东西,那是什么滋味。我知道,以前生活得很辛苦,现在我能吃的更好了。感谢主,但无论我吃多少东西,我还是越来越软弱越来越老。最后枯竭并死掉。为什么?为什么?那是神所做的一个约定。就是那样的。是的,先生。
61

注意亚伯拉罕和撒拉,他们又恢复到了大约二十二岁或二十五岁的样子。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胡说。”好吧,现在安静地坐上几分钟;让我们从字里行间来读一次。
在那些天使离开之后,立刻所多玛城就被焚烧了,亚伯拉罕和撒拉走了很远的路,去到了基拉耳。那对老夫妇走得够远的。在你的地图上量一下。他们去到了基拉耳。撒拉就在那里,这个老奶奶,九十岁了,戴着一顶太阳帽,颤巍巍的,亚伯拉罕也是胡须飘飘。圣经说他们两个年纪都很大了。不用说,他们活不了多久了。圣经说他们两人的身体如同已死,年纪都很大了。他们去到了基拉耳。在那里有一个年轻的王,名叫亚比米勒,他正在寻找一个心爱的人。当他看到撒拉时,他就爱上了她。对吗?一个老奶奶?
62

“哦,你是最……”亚伯拉罕说:“你看上去很美。”阿们。“我求你告诉他,你是我的妹妹。”哈利路亚。神在显明他也要对亚伯拉罕的所有后裔都这样做。撒拉很漂亮。亚伯拉罕也很年轻。我能听到亚伯拉罕说:“撒拉,亲爱的,你知道吗,你灰白的头发变了。”

“亚伯拉罕,你的驼背也不见了。你直起身来了。”他们又变成了年轻的男人和女人。神在显明……哦,天啊。
63

亚比米勒爱上了她,就去娶了她,想要跟她结婚。我能看到他洗了澡,穿上睡衣躺在了床上,在他祷告完之后,翘起了脚趾,说:“明天我就要娶那个漂亮的百岁……(真可笑。)那个漂亮的希伯来女孩,哦,还有她的哥哥,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她是多么漂亮啊!”

神在梦中向他显现,说:“你是个死人哪!”
他说:“主啊,这是为什么?”
神说:“那是别人的妻子。”
他说:“主啊,你知道我是心中正直的。她说:’那是我的哥哥。’他说:’这是我的妹妹。’”
神说:“是的,我知道你是内心正直的;这就是我拦阻你犯罪,免得你得罪我的原因。”但听着,“但你会跟死了一样,你整个国家也完了。她的丈夫是我的先知。我不在乎你是多么圣洁,你做多少祷告,我都不会听你的。她的丈夫是个先知。去把他的妻子还给他,并让他为你祷告。如果你不那么做,你就会死。”哈利路亚。
64

那是什么?神让撒拉和亚伯拉罕预备好了,要接受那应许之子。这表明在神的天使彰显出来、圣灵显明出他最后的迹象之后,接下去的是,紧接着这个肉身就会立刻提上去,我们就会被提到空中与那个应许之子,也就是亚伯拉罕荣耀的种子相遇。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因为我们都会在一霎时,眨眼之间被改变,就会被提到空中与他相遇。那时我们就会与他,这个应许之子在一起。”哈利路亚。

65

哦,我不能……也许明天晚上我才能讲到第22章了。瞧?

哦,我喜爱这个,你们呢?我太高兴了。所有的这些东西,圣经中满了这些宝贵的金块。只要伸出手去把它们拣出来,把上面的灰土擦掉,看看它们。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代表着耶稣基督,因为神一切的丰盛都住在他里面。一切都指向他。旧约中的一切都指向十字架,在新约中,一切也都是指回到十字架。是的,都在那里。哦!
福哉,爱的捆绑,
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
在地如同在天。
我多么爱他。我多么想要见到他。某一天早上,我是何等地盼望并等候这个破旧、伤痕累累、令人心碎、快毁掉的身体能得以改变。号角要吹响,在基督里的死了的人要复活。我们将会跟他们一起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
66

利百加是在冰冷的夜里饮那些骆驼的。以利以谢不是在早上找到她的;他也不是在中午时分找到她的;他是在夜晚时分找到她的。“到了晚上必有光明。”是的。那就是他找到她的时刻。她蒙上了她的脸。她没有头;她要去见她的头。阿们。一个女人,那是她女人的本性,就是要顺服一个男人。教会的本性就是要顺服基督,顺服于神的旨意。完全顺服。她没有她自己的思想;她接受了神的道,而不是其他人的。如果夏娃也能那样做,我们就不用死了;但她听从了推理。真正基督的新妇会接受基督,就是道的带领,并且只相信神的道。那就是真正、复兴的新妇。哈利路亚。朋友们,时候差不多了;比你想的还要迟了。我们是在夜晚时分了。今晚圣灵就在这里。我知道那只会是一小群人。

67

你认为:“哦,如果有像那样的事情发生,神会把事情显明给罗马的主教和教皇。他会去到卫理公会主教那里;他会去到浸信会神学院。他会……”是的,那只是你认为的。但神从未那样做过。

他会去到心存谦卑,正在盼望他的人那里。他今晚就在这里,圣灵,神,同一位天使,就在这些科学家面前证明了出来;他就在这里,他的照片都被拍了下来。乔治·莱西,他是联邦调查局指纹和文件部门的权威,他说:“是光照到了镜头。”他说:“伯兰罕先生,我说过多次,那是心理学,你只是在读某些人的思想。”但他又说:“相机的机械眼是不会拍摄到心理学。有光照射到了镜头,光就在那里。”就在那里。其中一幅就挂在华盛顿特区,是有版权的,“这是科学拍摄并证实的唯一超自然之物。”
68

为什么?即使我今晚死了,即使我明天晚上都无法再上讲台了,我的话也是真理。因为这不是我的话,是神说的。我从未说我自己的话,不是我,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是像你一样的一个人,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被圣经所证实;被科学证实,被圣灵证实,被教会证实;神就在我们中间。哈利路亚。我为此太高兴了。你们昨晚不高兴吗,你们站出来站稳那立场的人?那没有使你们觉得不同吗?当你要为神的道而站稳的时候,总是会那样的。要为基督站立。不要以此为耻。

让我们祷告。
69

今晚在这里的人,有谁愿意把手举起来,就一会,说:“伯兰罕弟兄,请在祷告中记念我。我非常想要成为亚伯拉罕种子中的一员。我不想要错过天堂。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总觉得好像有一些东西是我要抓牢的。我从未能得到它。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吧,神会把这个赐给我的。”神祝福你们。看看到处都是手,都举了起来。

楼厅里的怎么样?呐,记住,神在楼厅里就跟他在这里一样伟大。
你是真正的真诚,你真是那样吗?举起你的手来。神祝福你们。我只是要看一下。你们只管继续祷告;继续低头。
今晚在这里,有罪人想要举起手来,说:“主啊,记念我。我不是把手举向那个传道人;我是把手举向你。我的确相信你今天是活的,你永不会死去。如果你,当你死了,你也会再复活的,你会活到永永远远,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我现在把手举向你,因为我相信你就在这里。”举起你的手,说:“主啊,记念我。”继续祷告。要对神有信心。
一个退后了的人吗?神祝福你们,他看见了你的手。
70

我们的天父,你看到了这些手。你也知道在手下面的是什么。你说:“撒种的人出去撒种。有落在路边的,没有什么益处;有落在石头地上的;有落在荆棘里的;也有一些结实一百倍。”撒种的人只负责撒种。让圣灵现在就抓牢那粒种子。主啊,我们……我相信,主啊,我们……

没有人知道你什么时候再来。我们都不知道。你说:“就连天使都不知道,只有父知道。”耶稣宣称他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
呐,父啊,我祈求,如果这里有人举起了手,我就相信他们真是那个意思。在那些手下面有一些东西,圣灵告诉他们要举起手来,他们就做了。这就是真诚。也许这是你第一次对他们说话,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也许你在其他的时间说过,但从未再说过。我不知道。但,天父,我祈求你将救恩应允给每一个相信的人。
71

愿你的圣名在人们面前能带来敬畏。愿你的爱被洒进每一个人的心里。祝福这些传道人弟兄们,主啊,这些宝贵的人,虽然他们之间有冲突,但还是邀请了我来。祝福来参加聚会的人。

我不是有意要自高自大;我也不是有意要与众不同,主啊,只是要真实。那也是你唯一认可的东西,就是在人心里的真实,因为你是真实的。父啊,现在请垂听我的祷告。今晚在这里有很多的人可能没有举手,无论如何,求你拯救他们。奉耶稣的名求你应允。阿们。
72

现在,让我们心存敬畏地坐一会。我相信我们叫祷告队列有点晚了,但我们还是要叫。每一个人,当你们……如果你有祷告卡,就握牢你的卡。如果你没有卡,就可以得到一张。如果我们还要在这里再呆五天的话,我们就要为每一个人祷告。是的。

我只是想要给把一个信息带给人们。我要让你看到最主要……如果你得了医治,而你又能够活得足够长,也许你什么时候还会再生病的。但如果你一旦得救了,你就拥有了永生。瞧?你可以得到医治,却继续走你的路,到最后失去你的救恩……你还是会赔上自己的生命的;但当你得救了,那你就拥有了永生,永远不会生病了。
73

我想知道你们是否能明白我今晚所讲的,神在那里向亚伯拉罕和撒拉显现,并赐给了他们最后的迹象,在毁灭临到之前,应允之子被赐予了。对教会来说,那就是再来之子的迹象。对世人来说,那是毁灭。呐,他对亚伯拉罕等人所做的就是榜样。

耶稣来到了地上,他是亚伯拉罕荣耀的种子,也行了同样的迹象。有多少人知道是这样的,请说:“阿们。”[会众说:“阿们。”—编者注]肯定的。他们却拒绝了。对吗?
呐,神从未那样对外邦人行过,因为荣耀的种子还未离世;教会还没有生出来。但从教会出生到现在,已经有两千年了,就是……记住,那是亚伯拉罕等候的完结。那是肉身的种子等候弥赛亚的完结,因为弥赛亚已经在那里了。
74

这是荣耀的种子等候的完结。他就在这里,是基督的显现。你曾想要划分……在圣经中有一个地方,你知道,我没有时间深入讲这个了,那里说到基督的显现,然后是基督的再来。那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显现和再来。他现在就在显现,以圣灵的样式与我们同在,为要使教会完全;必须要这样。

如果你口袋里有一美元纸币,请拿出来看一下。在那上面,一边是美国的印章;另一边是埃及的印章,金字塔,在最上面有块压顶石,好像一只在察看的眼睛。为什么美元要在下面那里写上“伟大的印”呢?看起来好像美国的印章就是那个伟大的印。但美国政府认识到,无论他们想不想要,那都是伟大的印。
注意那个金字塔,就如它向上建的方式,教会也是:因信称义,成圣,圣灵的洗,然后必须要被打磨成……压顶石从未落在金字塔上;它被拒绝了,就像房角石那样。呐,当压顶石降在……我曾见过金字塔;石头之间接的天衣无缝,那连接缝的地方,就连一片剃须刀片都无法插进去。当教会来……当基督来接纳他的教会时,教会就会拥有完全一样的事工,借着那恩典,基督会提走一切并离去。当压顶石到来时,教会将哭喊:“荣耀归于神。”
75

有一些东西涌进了我的思想。哈利路亚。我们的神依然是神。他要把他的奥秘启示给他的仆人们。我说到了那个使者背对着帐篷,他背对着帐篷,说出了在里面的撒拉心里是怎么想的。我预言那个使者现在就在这里,圣灵,就是那同一个火柱,在基督里面的同一位。也就是带领以色列子民的火柱。那个火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回到神那里去。”

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升天之后,他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扫罗。一道光把他击倒了。扫罗说:“主啊,主……”
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就是耶稣。”又回去了……
76

今晚他就在这里,并被他的教会,科学等等所证实。哦,朋友们,为什么我们如此迟钝呢?为什么我们如此萎靡不振地坐在这里呢?让说出了这道的神,让神……正如以利沙说的,他带着以利亚加倍的灵回来,用外衣打水,说:“以利亚的神在哪里呢?”让写了这道的神,来确认这道。如果这是神的道,让神来支持它。神应许要这样做的。如果我们相信的话,神就会做的。

呐,让我清楚地来说明白。我不是那位。我只是那一位的仆人,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的话,你也是。
77

但因为我传讲他的道,并处在这样的时代,每一个宗派都拒绝了我,组织把我踢来踢去。但在那些组织里的宝贵的弟兄,他们看到了光,就会持定住它,不管总部说什么。神祝福像那样的人。神祝福昨晚站起来的男人和女人们。我能为你们做什么?你们想要我做什么。你们让我做什么事,我会尽我所能的一切来帮助你。你们是神的子民。在那样的争辩中,任何能像那样站稳立场的男人或女人,我都会尊重你的。

78

呐,如果那个使者……如果耶稣基督的道在人子还未到来之前,就预言说在所多玛所发生的事也会同样发生在教会里,那让他出场来吧。

我要转过身去。你们低下头并祷告。如果我不是受带领要这么做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说这个的。我不会愚蠢地作出这样的声明。但我相信基督就是神的儿子,相信他就是这道……当我们接受道时,道在我们身上成为了真实,因为这是他的应许,“我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79

我已经转过来,背对这会众的,天父,我传讲了这个信息。神啊,我祈求你,今晚就显明给我们看,你仍然是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你仍然是耶和华神。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那天在帐篷那里,与亚伯拉罕谈话的是你。是你辨明了那个女人在帐篷里想什么,并告诉了她。立刻,她就否认了,你本可以取走她的性命,但她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是他的新妇。主啊,你本可以因着我们的不信取走我们的生命,但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你不能取走撒拉而不伤害亚伯拉罕。你也无法取走教会而不伤害基督。主啊,请帮助我。我没受过教育。我只是……主啊,我什么都没有,只是单单地相信你。我相信。主啊,帮助我。

80

[一个姐妹说方言,另一个姐妹翻方言—编者注]阿们。感谢永生的神。呐,他就在这里。要敬畏,尊重。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抬起头来。呐,不仅是……瞧,圣经说过,说方言只是造就你自己,除非有翻方言的。如果被翻出来,那就是给教会的预言。我对那个翻出来的方言的理解,就是“相信主,是他赐下了这道。”我从未借着我自己的名前来;我是借着他的名来的。借着传讲他的道并印证他的道,肯定的,我相信这个。你们也相信同样的东西吗?现在有多少人相信,在任何人……神祝福你。呐,那就是道路,就是这条路。持守住那个平衡;你将会看到有事情发生。
81

我要背对着会众,因为那是圣灵在为这道做见证(瞧?):“要刚强壮胆地行事。”呐,你们在下面的会众当中相信的人。我看不到一个人……在下面有多少人是生病并受痛苦的,或是为了某个受痛苦的人,或是你为之代祷的某个人,而你又知道我对你是一无所知的,请举起你的手。瞧,我猜几乎到处都是。哦,现在让我们相信。任何人都不要离开,只要给我……现在差十二分钟到十点。请给我十二分钟,好吗?任何人都不要动。任何人都不要离开。只要安安静静地坐着。再一次打开你的心门……

82

[一个弟兄说方言,另一个弟兄翻出来—编者注]阿们。谢谢你,主,谢谢你。我们要全心地恭敬地尊重这个。那是给教会的一个恩赐。只要敬畏祷告。

记住,有一次发生了一场争战;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场伟大的争战。大卫就站在那里,同他们分享了一片肉和一瓶酒。但圣灵落在了一个人身上,他就发预言并告诉他们在哪里会遇见仇敌,事实也正是那样。
弟兄,我们正在遭遇一场伟大的争战。现在我们就置身于一场伟大的争战中。圣灵临到某个人身上,并告诉你当做什么来相信。他想要把你的注意力从我身上拿开。瞧?你们中的一些人必定会认为是伯兰罕弟兄想要做点什么事。那不是我;是他。我只是……恩赐就是要放下你自己,就好像把你自己连在齿轮上。就好像这个麦克风,把它打开,必须要有什么东西借着它来说话。我只是打开了一个小齿轮,一个小东西。圣灵……我不能把他打开;要神来打开。然后是圣灵说话,不是我。现在要敬虔并相信,你们每一个人只要祷告。
83

呐,每一个人都知道圣经说耶稣基督现在就是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如果这是对的,请会众说“阿们。”[会众说:“阿们。”—编者注]他还是同样的大祭司吗?请说“阿们。”[“阿们。”]如果他还是同一位大祭司,他就会行同样的事。对吗?[“阿们!”]阿们。呐,我们该怎么做?

呐,触摸我,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我只是个人。但要触摸他,他就是那位在这里的圣灵;然后他就会回应并使用人的嘴唇。因为他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他不结果子,他只给予枝子能量。
我要转过身来,这样你就能看到我所说的事……
84

呐,这些在讲台上的传道人们,他们正在祷告。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看着我。好的。为要让你明白,你可能知道他们在……因为你是牧人;你是那位牧养这些羊的。所以,你们也许能理解。我想要你们为我祷告,弟兄们。你们明白我是什么了吗?作为你们所侍奉的那位基督的代表。我是你们的弟兄,跟你们弟兄们一样是神国度里的子民。我在这里……

瞧,现在我所传讲的这道(瞧?);现在是关键时刻。现在,撒但想要看到的就是让它失败。这正是他所期待的。但神不会失败。只要敬虔。
85

现在,我转过身来,我想要有人……让我把它转一下,到处都是人。让我先转向这个方向,然后我再朝着这个方向。呐,在我身后的这个方向;有很多人,正在祷告。在我后面这个方向,有人正在后面那里祷告,他想要相信神。你要全心地相信,就在后面这里的某个地方。

呐,天父,我感谢你在你所有的这些信息中所做的一切。呐,帮助我,主啊。借着信心,我相信你和你的道。我相信是你的圣灵呼召我这么做的。呐,愿你显明我所说的是真理。我已经见证了你,现在求主见证我所说的是真理。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一个姐妹发出另一种方言-编者注。]
86

父神,我们等候它被翻出来。在圣经里你说,将会有三个,而这是第三个。呐,我们祈求你向某个人显明谁有翻方言的恩赐。奉基督的名,我把这事交托给你。

[一个弟兄发出方言—编者注]感谢你,主啊。
呐,这是一个预言,不是翻方言。瞧,他说的比那个妇人多。要有翻方言的出现。瞧,那个人是在说预言。
[一个弟兄翻出方言—编者注]阿们。感谢你,主。
就在我身后……
[一个妇人开始祷告—编者注]神啊,求你将祝福赐给这个妇人所哭求的。只要拥有……
呐,现在要真正地敬畏,并要全心相信。呐,靠着圣灵,我想要显明我所讲的道,就是神来见证所要发生的事。呐,你要全心相信。
87

有个人就站在我面前,就是坐在我后面的这个人。这是个妇人。她正患有心脏病。她还有过敏症在困扰她。她就在我身后。如果这个妇人还没有站起来……会众正在看;我眼睛是闭着的。她也在担心一个所爱的人;就是她的丈夫,正坐在她旁边;他是瘫痪的,拄着拐杖。这个妇人的名字叫布伦雷太太。你要全心相信。站起来接受你所祷告的吧,你会得着你所求的。站起来吧。她起来了吗?[会众们说:“是的。”—编者注]

神祝福你。我不认识这个女人,一生中也从未见过她。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有……呐,问问他们;去问问他们这是不是对的。呐,如果这不是所多玛毁灭之前降下来的那同一位神,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88

在这个方向有另外的人正在全心地相信。主耶稣……有一个妇人正坐在我身后。她有一个深深的渴望。她正在祈求神赐给她一样东西。是一个婴孩,这是她所求的。她就在我身后这里。霍姆斯太太,你站起来并相信主神。如果你全心地相信,你就可以得着你所求的婴孩。

出现了一个妇人,她是瘸腿的。她坐在轮椅上。她就在我身后。她不是从这个地区来的。她是从萨克拉曼多来的,萨克拉曼多的北部。她病的很重。医生都帮不了她。她去过医院,并做过几次手术。她患有肾病,她的骨头也出了问题。她很紧张,以至于她都精神恍惚了。她的情形很糟糕。比勒太太,举起你的手并相信主耶稣吧,你会得到……神祝福你。
89

你们相信吗?神仍然活着并掌管一切。如果你们能全心相信的话!

这里有一个小妇人,我看到她正坐在这里。她正患有结肠病。她的名字,我不认识她。但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妇人?波格郎德妇人。若你全心地相信,你就会得痊愈的。你要相信。
在这里坐着一个女士,正在为一个发生了车祸的朋友祷告。你若能全心地相信,你就能得着你所求的。
这里有一个妇人正坐在这里,患有头疼。你全心地相信吗?你会得痊愈的。不要怀疑。只要相信。如果他不是同一位神,我就不知道他是什么了。他就在这里,巴不得你能接受并相信它。
90

[一个姐妹说了另一个方言,一个弟兄翻方言—编者注]阿们。赞美主。

你还不能认出你是在神的同在中吗?你要相信。呐,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圣灵在说“到我这里来,相信我,我的民啊。”我认为我们现在就应当站起来做一个祭坛呼召,让那些还不认识基督的人上到祭坛这里来,并接受他作你们的救主。如果你还没有领受圣灵,你也应当来领受圣灵,因为这就是应当发生的事。当我们要起个调时,你们怎么不上来呢;让某个人来带领唱诗。圣灵正在说话。神祝福你,姐妹。这就对了。其他人也可以走出来跟这位女士一起在这里。上来吧,如果你有……神祝福你,姐妹。在他的同在中,圣经,这道,确认,恩赐,一切都在运行,现在这岂不很奇妙吗?上到祭坛上来吧。从走廊上走下来吧。你们没有神的人,还没有被圣灵充满的人,当我们唱诗的时候,过来吧。
耶稣从这边经过,
今天经过,
耶稣从这边经过,
今天从这边经过。
耶稣从这边经过,
当耶稣经过时,你们现在不下来吗,他的圣灵在运行,说:“来吧。”
…今天,
耶稣从这边经过,
今天从这边经过。
91

当耶稣经过时,你们不上来吗?看看他在你们中间所行的事,这表明了他是一样的。每一个还不认识他、没有重生的人,现在就走出来吧。现在你们不来寻求他吗?记住,同一位圣灵也认识你。

……今天经过。
耶稣从这边经过,
今天经过,
耶稣从这边经过,
今天从这边经过。
呐,现在让还不认识神的每一个魂,就是对你的立场不确定的人都来。下来吧。不要……弟兄姐妹,不要只是拥有一个知识的概念。不要那样做。你也可以拥有各种的感觉,你可以手中、脸上有血,你也可以有颤抖,等等。我丝毫不反对那个;呐,那都没问题。你也可以说方言;你也可以在灵里跳舞,却仍然是失丧的。是的。必须要有一个生命生在你里面,他可以拿起这道并使其再重新成为活着的。瞧,基督就是这道。如果你还没有信心来走到道里面并相信它,现在你为什么不上来呢?
92

神的教会,这夜晚的光现在正在闪耀,树正在长大成熟;神说他要复兴这棵树,这同一棵五旬节的树,同样的信心,他们所拥有的所有同样的东西,那棵树要再次被复兴;没有宗派,什么也没有,圣灵简易的大能要进来,完全照着圣经所写的方式来教导这经。我们被应许说,有一天在这末世,神要来复兴这信心。我相信他今晚就以圣灵的样式在这教会中。现在来吧,当我们再次唱诗时,我们确信我们会成就的。

93

呐,记住,如果这些灵……你们五旬节派的人肯定相信你们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如果你们不能相信神在这里所行的事,那就相信你们的说方言和翻方言,他正在呼召你们来到祭坛前。愿每一个人都上来。巴不得你能看到那个事工,这个事工,神的事工,哦,那是神。很多人……这里有神的道在确认,说这就是真理。来吧。现在再唱一次,你们现在就来吧。

耶稣从这边经过,
今天经过,
耶稣从这边经过,
今天从这边经过。
94

现在,当我们再唱时,让这些相信神的人,基督真正神圣的传道人和仆人们上来,走出来。走上来靠近祭坛,就在这些人周围。让我们跟他们一起祷告。来吧。你们不能走的近些吗?我的手无法触摸到他们每一个人。我想要你们上来。你们中的一些传道人弟兄去到他们中间,这样你们就可以触摸到他们并按手在他们身上。好的,你们认识神的人,来吧,走上来,围在这周围,你们一些女人跟那些女人一起,你们男人跟那些男人在一起。现在就走上来吧。这是神的命令。现在就上来吧,你们大家,这就是了;现在是时候了。你们一些敬虔的母亲和你们一些敬虔的父亲,现在上来,围在这里,这样你们就能按手在他们身上作为确认,按手在他们身上,使他们可以得着圣灵。呐,就是那样。是的。

95

呐,为什么你们上来呢?因为你们相信。你确信神就在我们中间。他今晚就在这里。他正在这里,行出伟大的神迹奇事。

每一个人,都走上来一点。再走近一点,好让人们能有更大的空间。再走近一点。还有更多的人正从过道上走下来。你看到吗?走得再近一点。
在会众中,有多少人对站在这里的这些人关心呢,就是关乎他们魂的救恩,请举起手来。好的。现在让我们一起,把我们的手举向神,并祷告。
96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把这些会众带给你,圣灵就在我们中间,现在就在场,再次使他的道活过来。主啊,充满每一个人的心。进入到圣灵的大能中。主啊,求你应允,并赶出一切惧怕,每一个魔鬼。借着神的大能运行进来,并接管这些魂。奉耶稣基督的名,为着你的荣耀我把他们交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