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704 我们愿意见耶稣

1

谢谢你,弟兄。大家请坐。今晚真的很荣幸能代表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来到格拉斯谷这里;为神生病的儿女,就是这位至大医生的病人祷告,并享受我们所期望的这五天的团契时光。

我带来了我曾去到过的世界各地其他天路客的问候。并相信……数以千计的人在为这几个晚上的聚会能够成功举办而祷告。我确信有了其他所有人和我们的共同祷告,神必定会与我们相见并祝福我们。
我们来不是要代表某个特定的教会,我们来也不是要称自己是医治者。我们来是代表基督。我们来不是要医治病人,而是要为病人祷告,尽我们所能地来帮助每一个人的生活过得更舒适些。我们确信你们对我们来说,会是一个祝福。我们相信我们对你们来说也同样是祝福。
2

呐,刚才我就在思想,自从我们上次来到加州之后,就发现人们喜欢早点回家。呐,在家里,在这个地区的很多不同地方,你都会发现人们是不一样的。他们中的一些人,他们喜欢听你讲道;他们不在乎你是否为病人祷告,都可以留他们四五个小时,听你讲道,只要使他们得到满足。但在这里,真的是很伤人;他们似乎喜欢,“只讲一小点道,然后就为病人祷告;这样我们就能快点回到家中,因为我还要再回去。”在这里,一切事看上去都很紧急。我们都要去向哪里呢?“快,快,快点,快,加快。”如果是神的旨意,当我在这里的时候,我想要传讲“释放压力。”我觉得那就是我们所应该做的,要释放掉一些。

3

几个周前,我刚遭受了一场意外。我喜爱定点射击,喜欢打猎。别人刚送了我一支枪,是一支被这里的威勒比公司镗大了口径的步枪。我把子弹装进去开火,枪就在我面前爆炸了,把枪管炸飞到了我前面五十码远,枪托飞到了我身后同样远的地方,炸飞了周围的树丛和一切,全都炸毁了。完全是因着神的恩典,这次爆炸才没有以同样的方式把我炸掉,因为当枪全都散架的时候,枪离我的眼睛是那么近,我正靠在上面的望远镜上,瞄准。

我从这里得到了一个小的思想。你瞧,这支来复枪不是一支真正的威勒比来复枪。它只是被镗大,变成了一支威勒比来复枪。那是一支70型温彻斯特枪,你们打猎的人都知道。是一个很好的加利福尼亚弟兄送给我的,他名叫阿尔特·威尔逊。他把枪送给了我儿子比利·保罗,一支点257罗伯逊枪。所以他们才能……比利是个左撇子,他永远都无法用枪,所以他说:“爸爸,我要把它送给你。”
4

哦,我总是想要有一支威勒比来福枪,但我觉得我永远都付不起那笔钱。因此,如果我的一些朋友想要给我买一支,我是不会让他们这样做的,因为它们都是很贵的枪。就好像我常常说的:“有的传教士朋友脚上甚至都没有鞋穿,我不能让人付那么多的钱来买一支来复枪,让我用来打猎或瞄准,而我的朋友们甚至连鞋都没有。”所以,我不想要那样做。

但我的一个朋友说:“我可以用70型枪,把它改造成一支威勒比来复枪。在那里的威勒比公司能做到,并会确保安全。”我说……他说,不用我花钱,只要大约“十元,或十二元。”
我说:“好吧。”
所以他就把枪带给了威勒比公司,他们就镗大了它。开第一枪,就完全炸开了。所以,那不是,必须不是……有什么东西在某个地方施加了压力。
5

呐,在这点上我学到的功课是这样的。你瞧,枪受了太大的压力,就爆炸了。瞧?我们不想要太多的压力,会爆炸的。

另外一点,我想要说说这个;在这里面也许有一点教导。你瞧,如果那支来复枪一开始就是在威勒比公司的大口径枪模里铸造的,它就不会爆炸。但你瞧,那是另外型号的枪,只是部分地方改装了一下;那就是那枪无法承受那样的压力的原因。
我相信在信仰上,我们不能修修补补。我们要死掉并重生,然后我们就会成为一个能承受圣灵想要的,能释放所有压力的基督徒。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回到起初,而不仅仅是竭力要从某个所不是的东西里面弄出点什么东西出来。今天我们有太多的精神信仰了,取代了真正与神同行的重生经历。所以在路上,一小点事情出现,就会导致一点泄露,把压力顶出来,你就发现你自己爆炸了。所以,我们确实相信你要对着你自己以及你所有的思想等等死掉,要完全地死透,好让圣灵重新塑造你。只要使你成为一个重生的基督徒,那就是你要成为的,要拥有与神同行的经历,那样你就知道你是出死入生了。这就是我们所相信的。
6

我们相信圣经,我们相信这是神的书。我们要完全跟圣经站在一起。呐,我相信神能做他没有记载在圣经中的事。呐,他是神;他能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但巴不得我能看到他在我的生命中,行出他所应许的事情(瞧?),只要那是在圣经里的,那样我就知道那是正确的了。

呐,在旧约里,正如传道人弟兄们所知道的,在利未的祭司制度里,他们有一个方法来知道先知所说的是不是真理,或做梦的人所做的梦是不是正确的。他们有被称为乌陵土明的东西。呐,它会辨明出那是什么。我所能看到的最多、最伟大、最有道理的一种方法,最恰当的方式,就是他们拿来亚伦所戴过的胸牌;上面有代表十二个支派的诞生石,代表着各个支派,它被挂在圣殿的柱子上。然后,当一个先知发了预言,他们就能知道那是不是真理;呐,如果那团汇集在一起的光在那里闪烁,产生出超自然……神是超自然的,因为他是神,一个灵。如果那团超自然的光出现在那里,就像一道彩虹在那里闪烁,那么,那位先知所说的话就是正确的。先知或做梦的人就会由此被认定是正确的。但如果没有在乌陵土明上闪出光来,那就别管那听起来是多么真实,他们都不会接受它的,因为它没有在乌陵土明上闪出光来。
7

呐,利未的祭司制度在主耶稣受死的时候就停止了。现在,我们是生活在麦基洗德,也就是基督的祭司制度下。现在,我们用的不再是乌陵土明,而是这个,圣经。瞧,我们必须要持守住经文(不是在这道上加上我们自己的解说),只是单单照着圣经所写的。呐,我相信有一天神会借着耶稣基督审判这个世界。我相信这点。我相信必须要有某个标准能让神借着它来审判世界,因为有太多代表基督的东西了,太多……

8

呐,我的背景是爱尔兰人,所以在我之前的我的家人,都是天主教徒。当我还是个小男孩时,也许你们读过我的生平故事;他们把这个写在了书里面,等等。我去到爱尔兰人的教会中,听着那个神甫所讲的话。后来,我又去到路德派教会中;我听着路德派牧师所说的话。在我们这一代的早些时候,有一个小的浸信会教会,他们……我就去到了浸信会教会。我去到过不同的教会。哦,他们每一个都跟别的各不相同。呐,每一个都想要说他们的教会是完全正确的。

呐,他们不可能都是正确的;必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现在我发现,有大约九百多个不同的宗派,所以我认为必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因为如果是这个,他们所有的人就会借着这个教会而进去……
9

呐,天主教徒告诉我们说,神在他的教会里,那就是神所在的地方,在他的教会里……那么如果神是在他的教会里,那他们中哪一个才是神所在的教会呢?他们每一个都说是在他们的教会里。所以,我只知道一件事……呐,那就是祭司所说的,“神在他的教会里。”

但圣经说:“神在他的道中。”他说,无论何人,在这道上加添任何东西,或从中删掉任何东西,都会从生命册上删掉他的份。所以,我全心地相信这道就是神在印刷的形式中。呐,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没有人比神的道更好了;神不会越过他的道。如果你不能接受我所说的话,那就不要跟我有任何交往(瞧?)因为你不能相信我。这也是一样的。我必须要相信这就是神的道,我相信。
10

呐,圣经在约翰福音第1章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因此,这就是基督,基督就是道。因此,如果神借着基督来审判世界,就必须借着这道。瞧?这就是我们所相信并教导的。

呐,我们只能讲一小段时间,很快我们就得出去……弟兄,他们的准确时间是几点,我们必须离开这里的时间,是大约两点或什么时间吗?啊?两点吗?他们在笑,所以,我想是大约九点或九点半,差不多那个时候,大概就是通常关门的时间。只剩下大约三十五分钟时间了。
11

今晚,在你们中间,我是个陌生人,但我一点不觉得我是个陌生人。我感觉我是你们的弟兄。呐,我想要你们听从我在圣经中所说的话。因此,这信息也许会跟你所期待的完全不一样,但你可以用经文来查验。那样就会跟你所听到的合在一起了。我只是从这经文中来读神的话,不是想要去解释它,只是让这道自己来解释自己。

就好像卖一种产品。如果你有什么产品要销售,如果东西好的话,它就会自己推销出去的。你不需要对它做太多广告。我看到太多广告了,我去到各处,看到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时代的伟人,他们都称“这就是那个信息,”都是那样,以至于我都奇怪那是谁了。哦,我相信基督是这个时代的伟人,也永远都是。一些炫耀等等的东西是不应该被加上的。
我受够了这些东西,有一次,这是讲给你们姐妹的,我带来了我妻子;她就跟我们在一起,我非常爱她和我的孩子们。所以,我总是想要帮助她,但我是个很差劲的帮手。当我在家的时候,我知道她有太多家务要做了,晚上要为孩子打点好一切,把他们安顿到床上。我想我要帮她洗碗碟,这恰好是我最不愿去做的,就像你们一样。我想:“哦……。”
12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时,妈妈就让我站在一个纸箱子上,洗碗碟;我想:“如果我结婚了,我要立刻丢掉这种习惯。”但问题是,我爱我的妻子,就像我爱我的妈妈那样,只是一个是妻子,一个是妈妈。因此,我想:“哦,如果可能的话,我要帮助她。”

有一次,我在一个节目,一个电视节目中看到了一样东西,当时我正在等飞机要到外面去,他们把一台电视机放在那里,屏幕很大,上面有一块大玻璃,上面说:“使用这种洗洁精,不用清洗,不用刷,不要擦,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把它倒进水里,把盘子泡进里面,然后拿出来;你所需要做的就是这些。”
我想:“哦,好。从现在起,我妻子一定会更加爱我了,因为我要表演给她看怎么洗碗碟。”所以第二天当我要回家的时候,就买了一瓶。在我回家之前,我买了一瓶,放在我的大衣里,进了家。
13

第二天早上,我说:“不要担心,亲爱的。我要来帮你洗碗碟。你所要做的;呐,你只要去到那边,拿起拖把,开始干活去吧。在我去到办公室,开始打我的电话之前,我会在眨眼间把这些盘子都洗干净的。”

然后我就拿出那东西来,读上面的说明,你知道,“倒两满勺进去。”我想:“哦,我真是干了一件大事,”我倒了大概半瓶子进去,像那样搅拌,然后把所有的碗碟像那样放了进去,泡沫起了有这么高。我想:“嗯,伙计,只用几分钟,然后我需要做的就是把碗碟拿出来,再把它们放在桌子上。”孩子们早餐吃的鸡蛋;我把盘子捞出来后,上面沾的鸡蛋还跟以前一样多。
所以,我说:“从那时起,再看到任何大肆宣传的东西,我都会绕过去,不再理会了,因为我知道,那不会管用的。”
14

所以,有时候我想如果我们单单谈论耶稣并让人们看到他是谁,他是怎样的,我相信那就会……他就会做剩下的事的。他就会带出他自己,因为“凡父所赐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瞧,这是耶稣说的。“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所以我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撒种,然后让它自然生长。

呐,我相信你们会拿起电话,打电话给别人。
在这里,最重要的事不是为病人祷告;那是次要的;最主要的事是让每一个罪人都能认识主耶稣基督作他们的救主。这才是主要的。第二是让已经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救主,却并没有被圣灵充满的每一个人,都被圣灵所充满。这是我们的第二点。然后第三件事,就是为我们所能代祷的所有病人祷告。在这次聚会中,我们希望神自始至终都能赐给我们一段大好时光。我想聚会是安排在每一天的晚上,然后是星期天下午,我想,是这样的。
15

我想要感谢我在这里的弟兄们,邀请我来到这里的传道人们。感谢神带领我来到这里。呐,在这里的经纪人,博德斯先生,我们有一本书,上面写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邀请,但不知怎的,有声音对我说,要我来草地谷。

立刻,就有我的一个朋友,阿甘布莱特弟兄的家人就住在洛杉矶附近,打电话给我说:“如果你还没有最终确定你的行动路线,我希望你能在草地谷停留几天。”
我打电话给经纪人,跟他通了电话,我说:“你路过那里过吗?”
“没有。”
我说:“顺便过去一下吧。”我们就过来了。
呐,主要做什么,我不知道。也许这里有一个人是他为之而来的,是为这人而来的。我希望这整群人都是他要来拯救的。
呐,基于这些,让我们低头,在我们读他的道之前来对这位作者说说话。
16

我们的天父,在这个世界的历史即将结束的时刻,我们很荣幸能站在你的同在中并称你为父;我们知道我们是通过那能满足一切的道路来就近你,借着从你儿子耶稣而来的蒙福的确据,他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必成就。”因此,我们知道,父啊,如果我们奉主耶稣的名求什么,我们的请求就会得到应允。呐,我们不想要求任何违背你旨意的东西。但我们相信,在你引导我们来到这里之后,你的旨意就是要拯救人,医治人,用圣灵来充满人们,并将荣耀归给你自己。我们在这里要尽我们的一切所能来做你引导我们去做的事。所以,我祈求,父啊,求你借着你的话语把你的道和你的旨意打开给我们,使我们都知道你的旨意,就是你的道。现在祝福我们所有的人,赦免我们的罪。

17

今晚,我们聚集在这所房子里,求你祝福这所房子。神啊,也许这是个竞技场,但现在它被奉献给全能的神做聚会用,要成为一所教会,在这里,尊重和爱并尊崇都要敬献给全能者。主啊,求你在这余下的五六天里祝福每一个走进这些门里的每一个人,让他们在悔悟中俯伏下来,以至于他们若不把心奉献给全能的神,就无法离开这所房子。

父啊,我们祈求,走进这所房子里的每一个生病的人,和那些走进来在心中对其他人有负担的人,祈求蒙福的主耶稣当场就医治这些病人。求你用圣灵来充满每一个人的心。
18

神啊,在时间还不太晚、大山还没有被倾覆、神的大怒还没有倾倒在这个不信的世代之前,把他们从这些醉酒,为罪疯狂,爱宴乐,贪爱世界中拉出来。神啊,这个周,使这些警醒离我们是如此的近,好让我们能明白它,以至于我们的心被完全充满,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要成为一个传道人,在街上,在邻居中间,把其他人带向基督。

我们不知道,是否在我们结束了这里的复兴,或是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你就会来到。但我们知道一件事,有一天你会来到,我们也不知道那将会是什么时候。但让我们为每一个时刻而活,如果到了那个时刻,我们就可以预备好,去站在你的同在中,听到有声音说:“做得好,我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进去享受主在创世之前就为你预备的喜乐吧。”我们把自己连同这所房子都献上,愿你的道成为神的尊崇和荣耀。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19

主祝福你们。呐,我们想要在这里读一些经文,翻到圣经的约翰福音第12章20节。

我们的题目就是这个,我们的帐幕聚会题目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呐,就是希伯来书13:8,“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呐,约翰福音12:20。
20那时,上来过节礼拜的人中,有几个希腊人。
21他们来见加利利伯赛大的腓力,求他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
20

呐,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想要以此为根基和背景,稍微讲一会儿。就像以前一样,我们要以神的医治作为开始。耶稣,我相信在他的事工中,大约有百分之八十是关于神的医治的。

我的好朋友,博斯沃思弟兄,你们很多基督徒都认识他,正如他常常说的:“你们总是……为要抓到鱼,你不能把鱼钩给它们看,你要把鱼饵给它们看。鱼咬饵就会被钩住的。”
那也是我们竭力要为基督得到基督徒的方式,就是借着神医治的神迹来显明他的同在。于是,因着人们知道一个人是无法做那样的事的,因此这就会抓住信徒的魂,他就会在那样的基础上接受神。所以呐,作为开始,我想要来传讲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这些希腊人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
21

呐,今晚,这些希腊人很好地表达了我们的思想。我相信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想要见到耶稣基督的。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下,在这里有多少人曾听说过他,是想要看到他的?我想要你们举一下手。瞧,百分之百。没有任何人曾听说过他……这个可爱的名字使我们渴望见到他。

在基督的身上有一些东西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是不同的。他是神的儿子。关于他,有一些东西是完全不同的,其他人看起来不像他一样拥有那些东西。我们有圣灵,但我们明白,我们所拥有的只是有限量的。但耶稣拥有圣灵是没有限量的;他是以马内利,神生活在基督耶稣的肉身里面,在肉身中彰显。基督就是神表达出来的像,把神彰显给了世人。神是什么样的,他们都在基督,他的儿子里面看到了。他就是受膏的那位。“基督”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受膏者。
22

呐,如果那些希腊人,他们在寻找耶稣……呐,让我们逐字逐句地来看。那些希腊人,正在寻找耶稣,他们去到他的一个门徒,就是伯赛大的腓力那里。他正在寻找耶稣,所以,他去到一个门徒面前,门徒就带他去见耶稣。如果这是那些希腊人见到耶稣的方式,而我们渴望见到这同一位耶稣,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那么,我们为什么看不到他呢?呐,你……

圣经不会撒谎,所说的都是真理。我相信这点。如果这些经文是错的,那我宁愿去做点别的,也好过今晚站在这里作为他的代表。但我相信他们是对的,完全是对的。他们不需要任何解释。他们就是他们本该成为的样子,被写在这里,因为神看到他们就应该是那个样子的。呐,注意。
23

有多少人相信神是无限、全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肯定的。呐,他是神;因此,他在任何事情上的第一个决定就必须要永远保持不变,因为他的决定是完美的;因为他所做的事都是完美的。他就是那样的,是完美的。他永远都不能改变。呐,我们的盼望就是建立在这道上。如果神被呼求到场,在某件特定的事情上做出决定,那他的第一个决定就必须永远保持不变。永远都不能改变。在我们得出结论之前,想想这点。

24

神在伊甸园里,当他为了亚当和夏娃的救恩被呼求出场时,他只有一种解决的办法;那就是血。他永远都不能改变。永远都是血。他不能改变。

当神被呼求要医治一个病人时,他要借着信心来医治病人。他永远都不能改变。明白吗?如果他医治了一个人,因着他的信心,神那样做了,那他就必须医治另一个人,否则当他医治第一个人时,他就做错了,他拯救第一个人时,他就做错了。瞧?所以,你不能……
我们会改变。我们就如你们所说的,是有限的。而他是无限的。所以,他不能改变,因为他是完全的。我们做了一个决定,而后,我们看到,“哦,这是错的。我应当这样做,那会更好些。”但神不是。他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完美的。那也是神必须要一直保持的方式。所以神不能学得更多或变得更聪明,我们想我们会,但他从一开始就是完美的。
25

呐,在这些日子里,我们听到了太多关于耶稣的事,无论你去到哪里……呐,我是个传道人,你们知道;这是我第七次环球布道。呐,在传道工场上,我们发现有数百万人在敬拜偶像等等。但在美国这里,我们在每一个街角都会发现教堂,每个人都在以某种的方式代表着神,他们有很多关于神的不同观点。有些人竭力要借着一种方式发现神,有些人想通过另一种方式。但在某处肯定有一种正确的方式。在某处一定有某种正确的方式。

因为就像大卫所说的,“深渊向深渊呼喊,就会有深渊响应,否则那个呼召就不会在那里了。”换句话说,在有受造物之前必须先有造物主。明白吗?必须要有什么东西来把一种创造放进你里面,在一位造物主放进一个受造物之前,就必须要有某样东西来响应它。在鱼的后背上出现鱼鳍之前,就必须要先有水让他在里面游,否则就不会有鳍。在一棵树从地里长出之前,就必须要先有土地。只要在人的心里有对神的渴慕,在某处就必定有一位神来响应那个呼召。
如果今晚在这里有很多人在寻求神的医治,你们为什么在寻求呢?因为在你里面有东西告诉你在某处有个泉源。瞧?只要在你里面有声音,告诉你在某处有一个泉源,那就必定会有那个泉源,否则在你里面就永远不会有那种渴望。瞧,造物主所创造出来的事物……
26

呐,我们发现这个时代的人们,渴望,拉扯,东奔西跑,寻求,抓取,改变教会,改变证件,去到不同的宗派,等等。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在渴求什么东西,但他们看起来搞不明白他们是在渴求什么。在某处必定要有那种东西。

呐,今天有些人在借着他们的信条寻求神。有些人以为借着他们的信条,就可以在某种信条里找到神。有些人以为加入某个宗派就能找到神。
27

哦,当耶稣来到这地上时,他也发现了同样的事。他发现在那个时代有法利赛人,撒督该人,等等,不同的等次,或说是组织和教条。耶稣是怎么对他们说的?“借着你们的传统,你们废掉了神的诫命。”瞧?

我认为借着教条或借着宗派寻求神,只能导致一件事,就是使教会处在一种很神秘的境地,然后你会发现它转过头来就否认这道,转过头来就废掉了神的诫命。比如,你们想要在所谓的使徒信经里找到神。然后,你又回头在马可福音16章中找到这节跟你有关系的经文,“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哦,他们就会立刻告诉你,“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这就导致了什么?这就废掉了神的诫命(明白吗?);他们使神的诫命失去了作用。
神的命令是:“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呐,福音的传递不仅仅是借着言语,更是借着道的彰显,圣灵使道活起来的大能的明证。瞧,是圣灵掌管着这道。
28

道就是一个思想。一个思想是……道就是思想的表达。瞧?呐,是神的思想,他想要做什么,然后他就用道把它表达了出来。

呐,当圣灵抓起这道时,他就会使道成就并彰显出它来,使神话语的每一个字都成为真实。经文都是借着默示被赐下来的,神道的每一个字都是完美和准确的,都要应验。每一个字都要应验。“天地要废去,”耶稣说,“但我的话却永不废去。”这道的每一个字都必须要成就。
呐,当神那样做时,我们却找出我们的信条,只要我们讲说某些信条或某样事情,我们就属于……我一点也不反对这些。这没问题。
就好像吃西瓜,那个黑人说他吃了一小片。他说,“你觉得怎么样,摩西?”
他说:“那很好,但肯定还有更多的。”所以那无法令人满足。
29

信条是好的,但只有去到这道上才能让你满足。“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那才是人类该靠着生活的。神的道是人每天的属灵食物,就是神彰显出来的道。

当神赐给以色列人应许之地时,他们仍然在以色列,他们必须要为每一寸土地而争战。神在约书亚记1章中告诉约书亚说,“凡你脚掌所踏之地,我都赐给你作为产业了。脚印就意味着产业。有一些人只是到了那里,仅仅去到了那地的边缘。有一些人拿起两刃的利剑在非利士人,亚摩利人中间杀开血路,直到他们完全占有了那地。那也是我们所应当做的。每一个应允都是给我们的。我们有……脚印就意味着占有。走上去夺取它。神把它赐给我们了。那是个应许,也是真理。那是给我们的。
呐,在这些他们围着团团转的信条中,正如我所说的,用他们的传统废掉了神的诫命,把它拿走了,解释掉了。
30

但肯定有什么途径可以知道什么是真理,因为经文在这里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呐,你不能把这段经文从圣经中拿掉。你必须要把它放在圣经里,因为它是属于那里的。如果圣经说他是一样的,那就不是指它在一段时间里是一样的;那意味着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呐,我们想要见到他。今晚,我想要看到他进到这所房子里来。我想要见到他。你们不想吗?刚才我们说,我们愿意。我们想要见到他。哦,如果他应许了我们,为什么我们见不到呢?呐,巴不得我们能打开我们的眼睛和思想一会,我们相信我们都能明白,他会进来,向我们显明他自己。呐,然后当我们今晚要离去时,会说,“我们愿意见耶稣。”
31

在旧约里,他们是在哪里找到耶稣的?哦,我是说在新约里。就是在这道里,因为他就是道。呐,他不是照着人们所摆放在一起的道,他是在神所摆放在一起的道中,因为他就是永活的道。

呐,当他遇见撒但时,他就是在道中迎战撒但的。他是神彰显在肉身中;但当他迎战撒但时,他从未使用他神的能力,他就是神。他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经上记着说,’你当敬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当他迎战撒但时,他用道迎战他,因为他就是道。呐,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呐,摩西在这道中说到过他。呐,在申命记18章15节……
32

摩西写了旧约的前五卷书,出埃及记,创世记;有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申命记,民数记。他写了旧约的这五卷书。借着从神来的默示,他在书里记载并告诉了我们以前是怎样的,然后他又写下并告诉了我们将来会怎样。他所说的将来要怎样的事,都应验了;所以我们知道他所说的过去是怎样的事,也都是真实的。因为一个人可以朝这边看并看到事情会怎样成就,事情也确实成就了,那么他所说的以前发生的事那也肯定是出于默示的。

33

呐,犹太人都被教导要相信他们的先知。他们也确实相信。正如保罗所说的,“犹太人寻求神迹,希腊人寻求智慧,等等。但我们只传基督被钉十字架。”

呐,圣经教导这些犹太人说,“在你们当中若有属灵的,或是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们显现,在梦中与他们说话,等等,如果他所说的话成就了,那就要听他。”呐,那是唯一的依据。“但如果他所说的不成就,那就不要听他。”因为神不能说谎;他是神。但如果一个人说了一件事,成就了,然后你就要注意他,如果不断地成就了,成就了,成就了,那你就知道那肯定不是那个人,必定是神。神告诉先知们,哦,是犹太人们,要听从那个人,因为他是一个从神差来的先知。
34

呐,摩西是那个主要的先知。我们没有时间进到他的生命中,来显明他是如何预表基督的。但他是一个主要的先知。他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凡不听从他的,必要从民中剪除。”呐,如果摩西说话了,其他的先知……记住,摩西也写了创世记。从伊甸园中,“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所有在那里的关于弥赛亚要来的应许,摩西都写了下来。然后,其他主要的先知,像以赛亚,耶利米,等等,他们都说到了弥赛亚的来到。先知,他们说的话应验了,呐,他们说当弥赛亚来到时,他将会是一个先知。“他将会是一位像我一样的先知,”摩西说。那就是他要成为的样子。

呐,如果我们想要看到今天的耶稣,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这是唯一能找到他的方法。不是……
35

现在,只要把我们的信条放在一边,就一会儿,一个小时,或是半个小时。把我们的信条放在一边,把我们的宗派观点等等放在一边,让我们回过头去,找出他是怎样的。呐,那将会是……这是合乎逻辑的,对吗?这也是公平的。去找出他以前是怎样的,如果我们能找出他从前是怎样的,那我们就知道他现在是怎样的。但唯一的方法……如果他从前就是一个信条,那么信条就是对的。如果他从前是一个宗派,那宗派也是对的。要找出来他过去是宗派呢还是信条。

但我们发现,从起初他就是道,所以他现在也仍然是道。呐,我是从约翰福音中读到的。呐,如果我们转回到约翰福音第1章这里,我们就会从约翰福音第1章这里看到他从前是怎样的。呐,我们发现,“太初有道,”正如我已经引用过的,“道就是神;这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呐,我们找出了他过去是怎样的。呐,我们明白了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在这个时代住在我们中间。呐,圣经说他是一样的,昨日……这是在新约里。
36

在旧约里的同一位基督,在新约里也是一样的,基督永远都是一样的。如果我们能看到他当时是什么样的,他过去是怎样的,以及他将来是怎样的,那我们就明白了。对吗?

呐,摩西说:“他将会像我一样,一位像我一样的先知。”后来当基督来到时,以前的基督是怎样的,他还必须要成为那样……因此,他必须要成为他以前所是的样子。呐,让我们从那里开始,然后我们就会看到他将来永远都会是那样的。那是唯一能搞明白的方式。
37

跟昨日是一样的,呐,在这里,我们发现希伯来书的作者保罗,说,“耶稣基督跟昨日是一样的,”他是在对希伯来人说话。我们都知道,旧约的耶和华就是新约的耶稣,也就是今天的圣灵。只是同一位神彰显在三种不同的职分里。所以,同一位神……神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了基督里,基督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了教会中。所以,瞧,你就能很快发现他是什么样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38

呐,但我们必须要找出他的性情,他以前是怎样的。呐,我们都知道,所有的圣经读者都认同,在旷野中跟随着以色列人的火柱,或者说是他们跟随火柱更确切,就是那位立约的使者,也是在荆棘的火焰中跟摩西说话的同一个火柱。你们都认同这点吗?我们都认同。哦,这个立约的使者是谁呢?基督。“摩西离开了埃及,他看为基督所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明白吗?

呐,当他在这地上时,火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当他在这地上时,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回到神那里去。”呐,记住,“昨日,今日。”瞧?他是从神,从火柱而来的,又要回到神那里去。
39

呐,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后,大数的扫罗,正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要去抓捕五旬节的人,在他去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一道火柱,一道光击倒了他。其他的人都没有看到,只有他看到了。这光使他的眼睛暂时失明了。这光对他太真实了;当时,其他人也站在那里,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但对他来说太明亮了,都使他的眼睛瞎了。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现在,注意听。
“我是耶稣,你用脚踢刺是难的。”你们要记住这点。哦,那就是他,那是同样的火柱。
因此,如果他在昨日,在保罗的日子是一样的,那他今天,一直到永远都应该是一样的。所以,那个伟大的火柱,神,立约的使者,今天还跟他那时带领以色列人的时候是一样的。注意。
呐,我们要从约翰福音1章开始讲他的事工。我们知道……我们要绕过他的呼召和出生,施洗约翰为他施洗,然后他就去到了旷野,受魔鬼的试探,在旷野中禁食了四十昼夜后又回来了。他回来后就开始了他的事工。呐,现在让我们跟随他的事工。立刻,人们就开始借着他的代祷得到了医治。
40

我们看到有一个名叫西门的人,他因着他弟兄安德烈的邀请去到了耶稣面前。当他走到耶稣面前时,呐,记住,这个关键的人物出现了。呐,我们都知道,根据使徒行传第4章,他是个无知,没有学问的小民。我们晓得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呐,他不是个学者,他也不是个主教,他更不是个神甫。他是一个渔夫。

神总是使用那一无所是的来使它成为……他总是从无中彰显出自己,这样别人就可以看到那是神。瞧,他总是使用那些无有的。
他拣选了无知的人。呐,他是如何让这个人知道他是谁的呢?因为有很多假冒的人也在到处行动。在这些时代中一直都有。
41

当你找到一张假钞,看看那张假钞,你只要记住那张假钞是从一张真钞仿造来的。因为如果没有真正的美元,那假钞就成了最原本的版本了。明白吗?只要你看到某人在模仿或假冒伪善,那就记住,在某处必有一个真正的基督徒。瞧?你看到某个人在介绍某种假神的教会体系,或说是某种通灵术、神职人员的心理学,那就记住,在某处必定有一位真正真实的神。注意,哦,我真是喜爱这点。注意。

42

呐,当时,当西门……让我们回放一下关于西门的小戏剧,就一会儿。他是个老人了,他的父亲也是个老人。也许有一天,正如我读过的一个关于他的小故事。他的父亲是个渔夫,他也被拉了进来。他们非常需要鱼。所以他们,那天早上,他们打到了一大网鱼。在他们出海打渔之前,他们总是要祷告神。他有一大笔债要付清,他打到了一大网鱼。他坐在船边,把胳膊搭在西门的肩膀上,说:“西门,”他的名字叫约拿,你知道。他说:“西门,我的孩子,我以为有一天我会见到弥赛亚。自从我们从埃及出来之后,那就一直都是我们所有人的盼望,或者说是自从我们知道有一位弥赛亚被应许给我们之后。儿子,已经四千年过去了。很多伟大的人,先知,盼望着他,死去了。我认为他会在我们这一代出现。但现在我老了,也许我见不到他了。但西门,我想要让你记住,你和安德烈,他可能会在你们的世代出现,因为现在我老了,我要去与我的人们在一起了。我竭力正确地养大你们,竭力在神的道中养大你们。呐,听着。呐,西门和安德烈,在弥赛亚真正出现之前,将会有很多事情借着弥赛亚的名义发生,因为仇敌会那样做。但你们不要忘记,西门,你和安德烈总要持守住这道。不要离开这道。记住,弥赛亚将会是一位像摩西一样的先知,肯定的。不管他是否是个巨人,他也许能解释这道,也许能做像那样的事;但圣经说他将会是一位像摩西一样的先知。(阿们。)呐,那就是你们能认出他的方法。”

43

那天,当西门走上前去,还有安德烈,去到耶稣的面前,耶稣就站在那里,安德烈已经告诉他说:“我们找到弥赛亚了。”

我可以想象彼得会这样想,哦,是西门,他那时叫这个名字,“呐,你也许已经完全偏离了,安德烈。我要跟你一起去,我就会明白了。”
于是当他走到耶稣面前时,耶稣说:“你的名字叫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
那就够了。就是那样。他就相信并接受了他,因着如此,他之后得到了去天国的钥匙。他没有上过学或什么的;但他拥有去天国的钥匙。因为借着神的启示,他知道那就是弥赛亚,因为那就是圣经说的弥赛亚。他是一位先知,他们自从玛拉基起,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他们有过很多假先知。但一位真的先知会说出真理……这一位就站在那里,当他一看到西门,不仅知道他是谁,而且知道曾经教导过他的他敬虔的老父亲是谁。问题就解决了。“你是基督,永生神的儿子。”瞧?
“你的名字叫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显明给他看的已经足够了。呐,那就是耶稣昨日证实他自己就是弥赛亚时所做的。
44

在那里还站着一个人。我们要赶快了。在那里还站着一个人,名叫腓力。哦,这使他热血沸腾。就是我们在圣经里读到的这位,这大大激发了他。呐,腓力也许说:“哦,问题解决了,现在我确信了。”

他就翻山越岭,走了十五英里。他有一个一起上过学的朋友,一个好人,一个熟悉圣经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晓得圣经并爱神的人。我能看到他敲门,[伯兰罕弟兄敲桌子—编者注]并说:“拿但业在哪里?”
他的妻子说:“他在外面的院子里。他正在祷告。”
腓力就去找他,他正在一棵树下。当腓力找到他时,他说:“来,看我们找到了谁,拿撒勒人耶稣,约瑟的儿子。”
45

呐,我可以想象腓力,哦,是拿但业说:“呐,腓力,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来吗?”

他说:“你来看。”
呐,这是一个适合任何人的美好陈述。不要只是待在家里批评。不要站起身来就走掉。停下来等等看,就会发现这是不是真理了。瞧?“你自己来看看。”
哦,这似乎有些疯狂;让我们想象一下他们的对话。我能听到腓力对拿但业说:“拿但业,圣经说弥赛亚将会是怎样的?”
“哦,他将会是一位像摩西一样的先知。”
“完全正确。哦,我跟你讲过的这位拿撒勒人耶稣,你还记得你从他那里买鱼的那个老渔夫吗,他甚至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是的,哦,当然,是约拿的儿子。我和他很熟悉。他的名字叫西门。”
“当他一走到这个人的面前,他就说出了他是谁,还说出了他父亲是谁。当他说出你是谁的时候,是不会让我吃惊的。”他说。
他说:“哦,呐,等一下,我必须要去看看。”
46

哦,他们最后去到了聚会中。当他一来到耶稣面前,耶稣就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呐,你也许会说:“哦,肯定的,他知道他是一个以色列人,是因着他穿着的方式。”所有的东方人穿着都是一样的,所有的人都是黑脸庞,留着胡子,戴着头巾,穿长袍,等等,都是一样的。但他如何能知道他是个诚实正直的人,心里是没有诡诈的呢?
他说,耶稣对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在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这震惊了这个熟读圣经的人。他说:“拉比(就是教师的意思),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呢?”
耶稣说:“在腓力叫你之前,当你还在无花果树下面时,我就看到你了。”那就够了。就是那样。“我就看到你了。”一天前,在山的那边十五英里远的地方。“当你还在无花果树下时,我就看到你了。”呐,你知道他怎么做的吗?他就跑到耶稣面前,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人的王。”就是那样。为什么?他就是圣经上先知所说的将要来到的那位。“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人的王。”其他人怎么说都没有任何区别了。
47

呐,那些法利赛人、撒督该人也站在那里,还有主教们,等等,首脑们,伟大的神职领袖,大祭司,祭司们,等等,也站在那里,都在看着这些事。他们知道他们必须要对他们的会众做出交代。他们必须要给他们……必须要回答他们的疑问。你们知道他们怎么说的吗?他们说:“这个人是别西卜。”瞧?换句话说,“他是个算命的,是个魔鬼。”

耶稣转向他们,说:“我赦免你们。”瞧,他们称行那些事的神的灵是邪灵。他说:“我赦免你们这么说。但有一天,圣灵要来做这同样的事,凡说一个字干犯他的,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一个字干犯他。呐,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看看他们。
48

呐,圣经说神的道(希伯来书4章)要比两刃的剑更快。这道,就是基督,要比两刃的剑更快,能切入骨髓,连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这道……当这道本身发出时,就会是那样的。那就是宣告,是道的印证。那道就站在那里,成了肉身在他们中间,完全做着圣经说他要做的事,但他们却没认出他来。

49

呐,记住,在这地上只有三个族类的人;就是含,闪,和雅弗的后裔。如果我们相信圣经的话,我们都知道这点。所有人都是从挪亚的这三个孩子的后裔来的,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

你们注意到彼得拥有通往天国的钥匙吗?他首先向之打开的是犹太人,是在五旬节的时候。对吗?腓力下去向撒玛利亚人讲道;他们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了,但还没有领受所赐的圣灵;他们就派人去叫了彼得来,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领受了圣灵。对吗?使徒行传10:49,“当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就降在了一切听道的人身上。”看到吗?呐,注意有三种人: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
50

呐,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都在盼望一位弥赛亚。呐,耶稣正走在去耶利哥的路上,从耶路撒冷去耶利哥,但他必须要经过撒玛利亚。

呐,记得在约翰福音5:19,在经过毕士大的池子后,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若不先看见父所做的,子什么也不做。”你们明白吗?耶稣说:“子什么也不做(那就是他。),除非(不是听见,而是)看见父所做的。”呐,圣经是对的,其他的都是错的。他说:“在我做什么事情之先,我都要借着异象看到父指示我去做的,然后我再去做。”明白吗?医治到处发生在他们身边。“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的。”是的。
所以他必须要经过撒玛利亚,他上到了撒玛利亚。当时是大约十二点左右。他派他的门徒们进城去,当他来到叙加城的时候,他派他的门徒们进城去买食物。当他们离开后,一个叙加的妇人走了出来。
51

呐,她是一个被我们称为坏名声的妇人,也许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妇人,只是走错了路,过着错误的生活。她出来打水。因为她不能出来……我曾亲自去到过那个国家,他们的传统还是一样的。一个那种类型的女人是不能跟正派的女人有来往的;她不能跟她们或别的人同时来到井边。所以她在其他人拿完水之后才来到井边,她出来要打水。

她来到井边,停了下来,放下了辘轳,上面有两个钩子,可以像这样把水罐把手挂在上面。那不是一个桶;是一种水罐,好像是用土烧出来的,他们把水罐放进井中,然后用辘轳摇上来。因此她就开始把桶放下去,她听到有人说:“妇人,请给我水喝。”她看过去。情形有点像是这样的,那个城市公用的井就在那里,在叙加城外。然后她从那里看过去,在那里坐着一个中年犹太人。呐,其实他只有大约三十二岁。
52

但他看上去老多了,在约翰福音6章,他们告诉他说他看起来有五十岁,但当然,也许是他的工作使得他那样。人们说:“你还没有超过五十岁,还说你见过亚伯拉罕?现在,我们知道你是疯了。”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是的。他们无法明白这话,尽管他们是神职人员,并且非常聪明。但聪明人无法明白神;你必须要忘记所有的一切才能明白神。不。
53

他们就在那里。所以这个女人说……呐,她是那种我们今天称之为妓女的人,就是那种女人。她说:“先生,你们犹太人向我这样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东西,这是不合宜的。”换句话说,他们有种族隔离。

他说:“妇人,如果你知道跟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向我要水喝了。我赐给你水,你就不用上这里来打水了。”他在做什么?在接触她的灵。
呐,记住,他必须要上到撒玛利亚去。父只是说:“上撒玛利亚去。”他什么都没有做,直到他看到了父所指示他的。
54

呐,他就到了撒玛利亚。那时,他并不完全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但那个妇人在那里,他想他可以跟她有一个对话。所以他说,问她要水喝。她继续说到了敬拜是要在这座山或那座山上,等等。立刻他就发现了她的问题是什么。有多少人知道是什么问题?是的,她有五个丈夫,实际上是六个。所以她说……耶稣说:“去叫你丈夫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是的。你说的不错,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了,现在跟你生活在一起的不是你丈夫。在这点上你说的是真话。”
55

注意。呐,我必须要把这点讲清楚,因为我就要结束了。看看处在那种情形下的这个妇人跟那些拥有高深知识的传道人们之间的差别。

这个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个先知。”
而祭司们和受过教育的人说:“你是别西卜,一个魔鬼,算命的。”
这个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个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时,他将会告诉我们这些事。”
如果那是昨日弥赛亚的迹象,而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不改变的,那他就必须保持不变。
她说:“我们知道弥赛亚,就是被称为基督的受膏的那位;当他来时,他就会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那就够了。她就明白了。
56

看看这区别。当那光照到那些神职人员的种子,教条,还有宗派上时,从未发生过果效。但当那光第一次照射到那个预定的小种子上时,种子立刻就闪亮了;她就认出了那光。她说:“先生,你必定是个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将会做这样的事。”

他说:“我就是他。”
她就跑开了,跑进城里,说:“快来看,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都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阿们。
就是那样。他昨日是怎样的?那他今日、一直到永远就是怎样的。明白吗?是的。
57

大卫是被神的灵所恩膏的。众先知们是被神的灵所恩膏的。基督在约瑟里面,使他描绘出了基督,绝对的。他被卖了三十块银子,被他父亲所爱,被他弟兄们所恨,在监狱里就像基督在十字架上,一个得救;酒政和膳长,一个得救,另一个却失丧了,完全一样。他坐在法老的右边;每次当他出去时,号角就会吹响,“每个人都跪下。约瑟来了。”若不借着约瑟,没有人能去到法老面前。那是基督在约瑟里面。

58

基督在大卫里面成了一个被弃绝的王,他爬到橄榄山的山顶上,当时他被他自己的子民赶下了王位,成了被弃绝的王,爬到山顶上,对着耶路撒冷哭泣,痛哭,因为他成了一个被弃绝的王。那同样的灵在基督里面,对着耶路撒冷哭泣,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我多么愿意像母鸡聚集小鸡一样把你们保护在我的翅膀底下。”

是基督在那些人里面,那些受膏者,一直到这位完美的受膏者出现。那个罪的献祭还没有完成。他还不能像那样进到所有人的肉身里,因为那是在……他们受了恩膏。但现在,圣灵来了,是基督在圣灵的样式里。呐,注意。
59

呐,为什么他不对外邦人行那些神迹呢?他从未那样行过。为什么?外邦人不寻求弥赛亚。他们是异教徒,我们曾是,我们这些人,罗马人等等,以前的时候搅和在一起,敬拜偶像。他们不盼望弥赛亚。弥赛亚只是去到那些盼望他的人那里。那是唯一的方式。对那些盼望他的人来说,他的第二次显现,只是给那些盼望他的人的,不是给那些装假的人的,而是给那些真正寻求他的人的。注意,他从未去到外邦人那里。那些神迹从未行在外邦人面前。

这位不改变的神……呐,我们已经有两千年的知识以及各种各样的事情,现在到了傍晚时分,外邦人在盼望着弥赛亚的来到。呐,如果他是一样的……他向另外两族的人所显明的都是一样的,他也必须以同样的方式显现,他也这样应许了。再讲一段经文,我就结束。
总要记住,将三类人放在你自己的思想中。他们都在那里,就是信徒,假信徒,和不信之徒。各从其类。明白吗?
60

亚伯拉罕被赐予了这应许,还有在他之后的后裔。呐,注意,亚伯拉罕的后裔,以罗得的样式下到了所多玛,就是属世的宴乐中;那是普世的教会,宗派,组织。但属灵的教会,就是亚伯拉罕,神亲自去拜访他(阿们。),被呼召出来的人,他从未去到所多玛;他在所多玛外面;那就是被呼召出来的教会。现在,末世到了,神要用火来毁掉这地。

这就是神再次要做的事。对吗?呐,注意。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记住,他们是外邦国度。瞧?末世,正如在所多玛一样。呐,现在是外邦人的时候了。犹太人的时代被水毁掉了。这次,外邦人要被火焚烧。注意,“所多玛怎样,”让我们注意。
61

亚伯拉罕,被拣选的教会,从所多玛被呼召了出来,属灵的,神总是在他们的帐幕中显现,有神迹奇事,借着应许,他安营在那些山上,荒芜之地,不是像其他人那样富有,而是一小群立定在那里,被人蔑视、取笑的贫穷人。其他的人都出去外面发了财,成了城市的领导者,就像该隐的后代一直在做的,大人物,科学家,医生,等等。那就是他们,一直以来都是那样。但神不改变,他们就站稳在那里。

呐,在所多玛城里是不冷不热的教会,罗得和他的教会。亚伯拉罕和他的教会是被拣选的教会。注意,然后是所多玛人,不信之徒。
62

从天上下来了三个使者,穿着跟人一样。有一天早上,亚伯拉罕坐在帐篷门口,看到有三个人走过来。呐,他们的衣服上满了尘土,像是他们走了很远的路。亚伯拉罕,在他心里面有某样东西,他知道他们是奇怪的人。他们看起来好像是他本该认识的人,所以他就跑了出去。

在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里面有某样东西,当你遇见一位……今天,我从一家饭店里走出来,有人说:“神祝福你。”我转过身去,说:“哦,哦,什么地方出错了。”一个小妇人握住了我的手。呐,一个重生的基督徒里面有某样东西。
那些天使走过去,开始跟亚伯拉罕谈话。呐,记住,他们中的两个人下到了所多玛,呼召人出来,要看看他们是否能找出十个义人。对吗?两个天使走开了。另一个留在那里跟亚伯拉罕说话。对吗?呐,注意。
63

下到那里,没有行神迹,只是击打他们,当他们进到城里时就使人们瞎了眼。传讲福音会使不信的人瞎眼。这是圣经说的。记住,一位现代的比利·葛培理和一个知识巨人下去那里传道,“出来,出来,出来。”瞧?

但记住,那位跟亚伯拉罕呆在一起的,跟被拣选的教会一起在做别的事;他正背对着帐篷坐在那里。呐,记住,就在一两天之前,他还是亚伯兰,撒拉还是叫撒莱。但现在,她是撒拉,他是亚伯拉罕,“多国之父,”和“公主。”瞧?呐,这个陌生人怎么知道呢?当时他正背对着帐篷站在那里。他说:“亚伯拉罕,你的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他是结了婚的?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叫撒拉呢?
亚伯拉罕说:“她就在你身后的帐篷里。”
呐,注意。“我(人称代词),我要来拜访你。”他怎么做的?坐在那里,吃了亚伯拉罕宰杀的牛肉,吃了撒拉烤的饼,喝了从奶牛身上挤出来的奶。
64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那是谁啊?”

我说:“那是神。”
亚伯拉罕应当知道,他在跟神说话。去问问任何一个传道人。他称他是以罗欣,独自存在的那位;大写的L-O-R-D,“主,”独自存在的那位。
呐,注意,你不要错过这点。“亚伯拉罕,你的妻子撒拉在哪里?”
他说:“她就在你身后的帐篷里。”
他说:“明年这个时候,我要来拜访你,”那是他在二十五年前就给他的应许。而亚伯拉罕已经一百岁,撒拉也九十岁了。“明年这个时候,我要来拜访你。”
65

呐,记住,撒拉,一个老妇人,他们已经没有了夫妻生活。没有哪个九十岁的老人……也许从二十或三十岁起,她就成了亚伯拉罕的妻子。他们都老迈了。她在心里暗笑,你知道,就是我们所说的“掩口而笑。”她说:“我,一个这样年老的妇人;我的主,亚伯拉罕,他在外面,也年老了;我跟我的丈夫怎么还能有这喜事呢?”她就暗笑。

那个使者,他背对着帐篷,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这些事不可能呢?”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灵感应呢?
66

耶稣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有名无实的教会有他们的使者。圣灵的使者也与被拣选的教会同在,在做同样的事,使得他,就是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谁是这个时代的使者呢?没有人。圣灵是这个时代的使者。这是什么?神住在人的肉身里面。荣耀。我觉得兴奋了。阿们。神在人的肉身里面,住在你们中间。

耶稣说:“瞧,过不多久,这世界的人不再见我(那是指不信之徒);但你们要看见我(教会),因为我(又是人称代词),我必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这个时代的末了,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我们的神不是死的。他一直活到永永远远。他活在这个末世,傍晚时分。
67

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文明也随着太阳传播。我们都知道这个。我们所拥有的最古老的文明就是中国。当儿子(S-o-n)第一次闪耀时,就是在东方人的身上。呐,文明在传播,直到我们……再往前就是西海岸。如果再往前走,我们就又回到了东方。下一站是日本,中国。如果我们再往前走的话,我们就又回到了东方。文明随着太阳一起传播。

呐,先知说:“将会有一个日子,既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一个阴沉、雾蒙蒙的日子。”人们对神的认识只够去加入教会,把他们的名字写在册子上,行走在他们所拥有的光中。在雾蒙蒙的日子里,只有那么多的阳光,否则你根本哪里都去不了。但他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那是什么?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也在西方落下。彰显并出现在东方的神的同一个儿子现在也在这夜晚时分在西方显现,夜晚的光赐给了被呼召并被圣灵充满的教会。
68

基督,借着他自己的血脉所流的血和大能,洁净了不洁的人,并以圣灵的样式住在他们中间。阿们。那光的照片,有多少人曾见过那照片?现在就挂在那后面,你们可以走过去看。乔治·杰·莱西,他是美国联邦调查局指纹等等方面的权威,他检验过。那位引导以色列人的同一位使者现在也在这里运行并做着当他在耶稣基督这个人里面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基督的身体升上了高天,去到了父的右边;但圣灵又回来了,在基督里的生命又进到了教会里。呐,基督没有……哦,如果……

69

在约翰福音15章中,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葡萄树不结果子;是枝子。你们都知道这个,你们在这里的人,也许有种植葡萄的,等等。呐,如果从那棵葡萄树上所长出来的第一根枝子随后就写出了一本使徒行传,就是第一个教会;如果那棵葡萄树另外发出一根枝子,那他就会随后写出另一本使徒行传来。因为在葡萄树里的生命进到了枝子里面。是的。我们这里有太多嫁接上去的枝子了。

70

那天,我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看到了一棵树,上面长着九种不同的果子,柑橘类的水果。我对那个人说,我说:“夏里特弟兄。”我说:“夏里特弟兄,这是怎么回事?柠檬,橘子,柑柚,柚子等等。”我说:“呐,当所有这些果子都被摘掉后,”我说:“第二年当树再长果实时,会长出桔子来吧。因为这是个桔子树。”

他说:“哦,不。树会长出柚子,柠檬,什么枝子就长出什么。”
“哦,”我说:“这真是件奇怪的事。你的意思是你们把桔子树转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树吗?”
他说:“不。桔子树还是一样的。如果它长出另一根枝子,就会结出桔子来。但像那样嫁接上去的枝子,都会各从其类地长出果实来,因为它们都是柑橘类水果。”
我说:“这就是了。”
宗派只能长出宗派的果子。但如果那棵原本的葡萄树发出另一根枝子,就会是永远不变的耶稣……“我要复兴,”主如此说。阿们。(是时候回家了。)
71

是什么?“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你们在寻求的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是跟以前同样的那个人。呐,你不会下到街上去,寻找一个人,身上穿着某种的长袍,头上有钉痕等等之类的。任何假冒伪善的人都会那样做。是的。任何人都可以那样模仿。但在基督里面的生命也会在他的教会中。就是那种生命。

如果你从一根南瓜藤里取出它的生命来,然后注入到葡萄藤里,那它就会长出南瓜来,如果它能成活的话。肯定的,在那里面的生命……
现在那就是生命所在的地方。基督的生命在教会里,再次生出基督来。那就是人们能看到基督的方法。在约翰福音14:12,耶稣说“凡信我的人,不是假信的;凡信我的人,我所作的事,他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72

基督徒们,我是一个传道人,曾见过几百种不同的神,是的,几千种,各种各样的,锡克教,耆那教,佛教,还有其他各种宗教都聚在一起。瞧?不久前,我被邀请去到了印度,(在那里,我有了一次最大的聚会,一次聚会就有五十万人参加。)在那里,我被邀请去到了耆那教的寺庙里。在那里有十七种不同的宗教,十七种不同的神,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反对基督教。但哦,你们都看到过神出场,他们中的每一个创建人都死了,消失了。只有我们的神复活了,他直活到永永远远,活在他的教会中,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让我们低头。
73

主耶稣,谈论你时,我们是如此高兴。你是如此可爱,我们说的一切,你都配得。但父啊,从你而来的一个字就会远超过我或其他任何传道人所能说的。从你而来的一个字就会把问题解决了。父啊,你今晚愿意做吗?此刻我们正在等候,我祈求你下来一会。主啊,我们不是单等你一会儿,我们要一直等,直到你预备好了。我们想要听到从你来的话语。天父,今晚我祈求,我又一次留了会众很长时间。但他们是如此可爱,主啊。我知道傍晚的太阳正在落下。我们现在正生活在影子里。神啊,也许还有什么人不认识你。今晚我祈求你以圣灵的样式来到我们面前,让人们看到你,看到他们在过去的日子里所看到的同一位耶稣。

74

不再是那个人,那个身体(他们把他钉了十字架,但神使他复活了),而是在他里面的生命。他没有说:“来,看看我穿衣服的方式;那就是我是弥赛亚的迹象。来,看看我所读过的学校,我所教导的信条。”不,那不是他介绍他自己的方式。但他说:“如果我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我若行了我父的事,即使你们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它们是为我做见证的。这就是我被众人所认识的方式。”人们就会看到你是弥赛亚,因为你是先知,是神先知。

父啊,今晚,我祈求你今晚来祝福我们,就像你对革流巴和他的朋友所做的那样。在他们跟随了你三年半之后,看到过你所行的种种事情;你在本丢·彼拉多的手下被钉了十字架,你受苦,被钉十字架,死了。第三天,他们正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他们听到了妇女们和一些门徒的传言,说主复活了。但那天你与他们同行,几乎跟他们谈论了一整天。他们却没有认出你。
也许这里的很多人,你也与他们同行并与他们谈话,他们也没有认出你来。
75

但当夜幕降临时,他们邀请你进到家中,你就关上门坐了下来。然后你就做了在你钉十字架之前所做的同样的事。那时他们就认出了那是你。一下子,你就从他们的面前消失了,去到了外面的黑夜中。他们就跑到他们的同伴那里,说:“主复活了。”

神啊,今晚你愿意再来做吗?主啊,今晚在我们中间行事,就像你在钉十字架之前所行的那样。然后我们就会有信心,并知道我们的基督不是死的,而是从死里复活了,现在就活在我们中间,直到永永远远。父啊,我们把我们自己交托给你。我把这个教会交托给你,把这里的每一个灵魂交托给你,愿你今晚来使用我们来荣耀基督。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6

呐,在我们祷告或叫祷告队列之前,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想请每一个人都坐在你的座位上,就一会。呐,在这段时间内你必须要敬畏。呐,如果你不相信,那就悄悄地溜出去。但现在如果你要相信,就安静地坐着,只要大约十五分钟。瞧?让我们看看他是否会对我们说话。呐,我们不是在一个……我们是在一个竞技场里,但这是一个教会。它已经为着那个目的而被献上了,所以让我们非常安静地坐着。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灵。如果你不是,你就是死的。瞧?因此,如果你是个灵,当圣灵降下来恩膏在人们身上时,他就会接触,就会选择那些人的灵。瞧?你移动时,就会发生改变。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哦,为什么他把瞎眼的人领出了城,等等呢?瞧,明白吗?
呐,有多少人相信他?“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
77

呐,我们要叫一个小小的祷告队列。我相信他们叫……在哪里……他发出过,是的,祷告卡1号到100号吗?1号到100号,什么字母?C,是C。好的。让我们来叫一些祷告卡。C1号,谁有这张卡?C1号。看看你们的祷告卡,你们有祷告卡的人。1号。好的。你们能带他们从那条路上来,从这边来,从这边下去吗?好的。

C1号。2号?好的,女士。3号,3号呢?如果你能站起来,或举起你的手什么的,这样我就能……3号,谁有这张祷告卡?这位绅士,好的。4号,祷告卡4号呢?好的。好的,4号。谁有4号祷告卡,能请你举起手来吗?好的,女士,到这里来。瞧,他们都……
78

他们下去,这些小伙子们拿着这些祷告卡站在你们面前,把卡混在一起,然后他就开始分发给你们祷告卡。你也许拿的是6号,另一个人拿的是14号。

呐,到这里来,女士。4号,5号。谁有5号祷告卡,请举手,5号祷告卡?另外一件事,当他……下到这里来,女士,这个……然后另一件他们在做的事是,有时候我从一个地方叫起……有多少人以前曾参加过聚会,我们的聚会的?哦,我想我是置身于陌生人当中。肯定不认识。好的。5,6号。谁有6号卡?好的。7,8,8号,9号。我这样做,是为了聋子,和坐在轮椅上的人以及不能行走的人。9,10号,10号卡?10,我们用西班牙语怎么说?10号。好的,11,11号祷告卡?我以为是在走廊上的某个人……这里。好的,12号。好的,12号。13号。13号祷告卡,你是13号吗,女士?14,14,15。什么是……哦,让我们现在就这样开始。好的。
79

呐,现在请真正地保持敬畏。呐,这里有多少人是没有祷告卡,然而你却相信耶稣基督会医治你的呢?请举手,我不在乎你是在哪里。有多少人以前曾参加过聚会,知道被叫出来得医治的人中,台下的要远多于台上的?肯定的,都是没有祷告卡的人。你现在要有信心,不要怀疑,要用你的全心来相信。

5号祷告卡不见了。引座员在叫5号祷告卡。瞧,如果你站起来……除非你要用,否则就别拿祷告卡。瞧,不要……你现在都得到了你的号码,因为我们要为每一个拿到祷告卡的人祷告(瞧?),我们不想要你错过你的机会。因为现在,我们停在了15号,当我们再叫时,也许我们明天晚上就从15号开始叫,从同一个地方。明白吗?我们要叫他们每一个人,这样你就错过了你的机会。瞧?现在,5号祷告卡……好的。
80

只要有信心。不要怀疑。你要全心地相信。呐,现在你们拿到祷告卡的每一个人,或没有祷告卡的,你们要相信;现在当他们在把祷告队列排好时,朝这个方向看。

一次,有一个妇人,也许她没有拿到祷告卡,但她却拥有所需要的东西:信心。她挤过了人群,她说:“只要我能摸到他的衣裳,我就会痊愈。”有多少人曾听过这个故事?那个患有血漏的妇人,呐,这个小妇人定意要摸到耶稣。她说:“我相信他。我不在乎有多少祭司和其他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但我相信他。我相信如果我能摸到他的衣裳,我就能得痊愈。我相信他是弥赛亚。”
你们相信他是弥赛亚吗?
81

[会众说:“阿们。阿们。”-编者注。]肯定的。现在,你能触摸到他吗?呐,传道人们,传道人弟兄们在哪里?所有……传道人,现在……传道人弟兄们,或你们所有的圣经读者,圣经岂不是说他现在(希伯来书3章)就是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吗?有多少人知道圣经说过这个?是的。哦,因此,如果他是大祭司,还是同一位大祭司,他岂不会行同样的事吗?瞧?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我们的主题。),他就会行同样的事。呐,你说……

82

呐,如果你上到这里来摸我,那不会有任何用处。触摸牧师,也不会有任何用处。触摸你们在这里的牧师,不管他是谁,都不会有任何用处。但你要触摸他。

然后,你怎么知道你触摸到了他呢?他会转过身来行同样的事。明白吗?你触摸他,看看他是否会从这里回话,说:“你的信心;你得到了这个那个,”不管是什么,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发生了什么事,等等所有的一切。呐,有多少人见过这事行过成千上万次,请举起你的手。瞧?的确从未落空过,从未落空过。神不能失败;他是神。瞧?你难道不高兴自己是一个基督徒,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真正拥有基督的得胜吗?
83

呐,你们下面在会众当中的人,你们要保持真正的敬畏,说:“我要相信,不管其他的人怎么做,别的人说什么;我要全心地相信。”只要满有信心,现在就相信。好的。好的。

在后面的弟兄们,传道人们等等,正在把病人们带出来。
呐,我想,是的,录音还在继续。呐,如果有人……请管理这事的工程师将音量稍微调高些。
因为有时候,当恩膏临到时,我都不知道我是在说什么,你瞧,我必须要……是回到生命中的某个地方。瞧?然后当我……就好像你们所做的梦。瞧?你好像是正在做一个梦,我把它像那样显明给你,而你却正站在这里。你回到了人们多年以前的生命中,找出他们所做的事,出了什么问题,等等,像那样显明出来。瞧?那就是圣灵。接着圣灵会说出过去怎么样,现在怎么样,将来会怎么样,等等。当你们拿到磁带时,要好好留意并仔细去听,神就会告诉你的。
84

呐,这是一个也许比我还要年长一些的男人。我们相信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据我所知,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你和我,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们都参加过聚会。是的,他说他曾参加过我的聚会,但他从未遇见过我。当然,有数百万的人曾参加过聚会,但我却从未认识他们。但我们……现在,这是两个男人在生命中第一次相遇。他只是一个站在这里的男人;我不认识他。圣经就在这里,我不认识他,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他曾见过我,是在某处聚会的会众中间。他站在这里。

85

也许这个人是个假信徒,也许他是个信徒,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个信徒,什么也不是;也许他只是一个男人。也许他生病了,也许他没有。也许是家庭的问题,经济上的问题。也许他是为了别人而站在这里的。我不知道。但他站在这里,我也站在这里。

“先生,现在我们愿意见耶稣。”
呐,我可以为这个人做些什么?呐,也许我可以走到他面前,按手在他身上,说:“先生,你病了吗?”他会说:“是的,先生。”我按手在他身上,说:“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去吧,你必会得痊愈的。哈利路亚。”哦,也许他会得痊愈;这取决于他对此是怎么想的。不管怎样,也许……我摇着他并按手在他身上,那不会管用的。需要他对神的信心来成就这事。现在,他有权来怀疑这个。
但如果圣灵站在这里,并说出他过去是怎样的,就好像摩西写下了创世记,那神一定能够告诉他将来会怎样。他就可以相信那个了,不是吗?呐,如果神那样做,如果基督那样做,你们有多少人会全心地相信?
86

瞧,现在,瞧,我发现美国人唯一的错误是,他们看到的太多,以至于他们都无动于衷了。你看到吗?不要那样做。你要尊重基督。瞧?不要在意我。我只是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但现在无论神对我有多少恩膏,他也必须恩膏这个人。是的;否则就没有一点益处。圣灵也必须要恩膏他。圣灵也必须要恩膏你(瞧?),恩膏你们在下面的人,圣灵要降在你身上。

因此,这只是一个通道。你不是自己在说话。是神在借着你说话。这只是神用来说话的媒介。明白吗?就好像这个麦克风。除非有什么东西在后面借着它说话,否则这个麦克风就是一个哑巴。我就是这样,我怎么能知道这个人呢,我从未见过他,对他来说我就是个哑巴?瞧?
87

所以,“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呐,他要怎么做?如果这个人病了,神说:“我要医治你。”这又会怎么样呢?他不能那样做;他早已经做了。瞧?“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他在各各他就已经做成了。但他会做一些事来显明他仍然就是弥赛亚。对吗?哦,然后他会怎么做,他会说:“看看我的钉痕吗?”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样说过。他从未……他只是告诉他们在他们心里的是什么等等,然后他们就知道那是弥赛亚。呐,那就是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你们相信吗?请说:“阿们。”[会众说:“阿们。”—编者注]

88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等什么?”主的天使,没错。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在等候他。他不恩膏我,我就什么事也说不出来。这取决于……

现在,他来了。他现在就在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把这里每一个人的灵都置于我的控制之下,为着神的荣耀。
我不认识你,先生。我们是陌生人。但你发现有什么东西,或意识到有什么事正在发生。呐,这个人无法隐藏他的生命。他生病了。我无法医治他。我没有任何办法来医治他。这个人去看过医生,他做过检查。是的,他去做过手术。是的,如果这是对的,先生,请你举起手来。
你们相信吗?[会众中有人说:“阿们。”-编者注。]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是猜的。”我没有。
89

请注意。先生,看这边。就好像我们的主正在跟一个妇人说话,这是他的圣灵。我不是他,我只是一个像你一样的人,但这是他的灵。无论他告诉你什么,都是对的,无论是什么。是的,它又出现了。是的,现在他正准备要做一个手术,是膀胱上的毛病和前列腺的问题。这是圣灵如此说。是的。如果是那样的,请你举起手。你们现在相信你正处在他的同在中了吗?好的,去相信吧,你就会痊愈的。阿们。

你们相信吗?现在可以直接看到基督在运行。
90

呐,妇人,我们彼此是陌生人。这里是一个……你曾参加过聚会。当我说“陌生人”时候,意思是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你曾在聚会中见过我和这样的事。但说到了解,说:“哦,伯兰罕弟兄,你到我家里去吧,我认识你;我们是私人朋友。”我没有像那样了解你。你只是参加过在某处的聚会。我对你一无所知,只知道你是一个参加过某一场,参加过某处聚会的妇人。呐,这是一个男人,而这里是一个女人。

91

这是一幅约翰福音4章里的图画,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人生中第一次面对面地相遇,就好像那个妇人,那个撒玛利亚妇人和我们的主耶稣。呐,这是一个妇人;我不认识她。我也从未见过她,她完全是个陌生人。但天上的神知道她。我从未见过她。但如果圣灵来说出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了别人或无论是什么,家庭的,经济上的,疾病或不管是什么,她就会意识到那是一种超自然的能力在做这事。对吗?

瞧,呐,这取决于你对他是怎么认为的。你可以说“别西卜”,你也可以说“基督。”如果你说“别西卜,”你就会得到魔鬼的赏赐。瞧?你说“基督,”你就会得到圣灵的赏赐。你必须要相信。
呐,这会把你放在一个怎样的境地上。有什么人想要取代这个位置吗?如果你们不相信,就上到这里,站到我的位置上一次。[伯兰罕弟兄停了一下—编者注]当问到这个问题时,会众总是寂静无声。
92

呐,姐妹,朝这边看。当我四下里看时,我为什么叫你姐妹呢?我转身背对着你。但我感觉到圣灵在你身上,你是一个基督徒。你是个信徒。我不认识你,但我知道你是个基督徒。因为圣灵在你身上,跟在我身上的圣灵连在一起。你明白吗?你觉得好像你很受欢迎,你知道,这让圣灵感觉很好,你在欢迎他。

呐,如果圣灵,就好像耶稣对在井边的妇人说话那样,我们站在这里,有点象叙加井边的情景,我刚刚讲过。呐,我们都是信徒,站在这里,圣灵现在降在我们两个人身上。呐,他给了……我不是个传道人。但神给了我一个恩赐;那就是我所传讲的。那是一个先知的恩赐。这些都是暂时的,需要你的信心来完成;就好像那个女人摸他的衣裳一样,他说:“你的信心救了你。”瞧?呐,那也是现在你所需要的(瞧?);需要你的信心。然后他就会告诉我一些事,要去到哪里,或某个地方。
93

呐,他必须要经过撒玛利亚。呐,我正在去阿拉斯加的路上,但我必须要到这里来。为什么?我感觉有带领要到这里来。我站在这里;你来到了这讲台上。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你站在这里,你是个基督徒;我也是,我们两个都拥有圣灵。他的道就在这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呐,如果他向你揭示出在你生命中的某些东西,你就会知道那是不是真理。无论你祈求的是什么,他都会使你相信的;因为一个基督徒是不像那样站在那里的。你肯定需要什么东西,否则你是不会站在这里的。
所有其他人都会相信吗?有什么人认识这个人吗?很多人都认识这个人。
94

哦,就医生而言,你也应当做一个手术。是囊肿。是的。你相信圣灵能向我揭示出这些囊肿在哪里吗?在肾上。是的。呐,你相信吗?你不是从这里来的。是的。顺便说一下,你是一个传道人的妻子。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这会帮助你吗?约翰逊太太,去全心地相信并得痊愈吧。

你全心地相信吗?瞧?耶稣基督。先生,我们愿意见……你说:“怎么会那样?”哦,他也同样会告诉其他的人的。你们相信吗?“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这就是他。去和那个妇人交谈,问问她。
95

呐,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我不认识他,一生中也从未见过他。他也许快被癌症吃光了;他也许有家庭或经济上的问题。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问题。他就站在这里,只是一个男人。呐,如果圣灵启示给这个男人,你们就知道……

这个坐在后面的小妇人,就是我手指所指的方向,患有湿疹。如果你能全心地相信,女士,你全心地相信吗?那个戴着眼镜头发灰白的小妇人,正患有湿疹。她正站在那里,或坐在那里,正在想着她的毛病,在心里祷告。呐,如果这是对的,你也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就站起来吧。
她触摸到了什么?我问你们:她触摸到了什么?她离我有二十码远。她触摸到了大祭司,在这里的大祭司。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不要怀疑。要相信,要有信心。
96

呐,我无法控制这个,先生。她……我只是看到一道光(你明白吗?)他从我这里挪开了,我看到他悬挂在那里,我看到这个小妇人在我面前出现。她不断地出现在我面前,是一个妇人,不是一个男人,我只能说我所看到的。

哦,如果这个教会,如果这群人现在能完全相信,有信心,那将会发生何等的事,将会有何等的事发生啊。
先生,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只想跟你说说话,为要接触到你的灵。你来这里不是为了你自己。你是为别人而来的,那是个小家伙,一个小不点,一个在车祸中受伤的小孩子,被撞得粉碎,体无完肤,处在很糟糕,很严重的情形中。你是为了他而站在这里的。是的,如果神不帮助这个小家伙,他一定会死去。你愿意帮我个忙吗?从我的口袋里拿出这块手帕,去放在他身上,奉主耶稣的名,不要怀疑。当聚会继续进行时,让我听到他的好消息。要有信心。
97

你好,先生?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另一个妇人……你相信吗?呐,记住,他在下面跟在这上面是一样的。他到处都在。他无所不在。

博德斯姐妹,是你坐在下面那里吗?我认不出来。看起来好像是博德斯姐妹坐在那里。我无法……罗伊,罗伊·博德斯弟兄的妻子,我猜不是。光去到了那里,立在这个妇人的头上。呐,等一下,也许他会再次叫出来,看看是什么事。
我跟你是陌生人。主知道我们两个人。如果主向我解释,并在这里做一些事,说出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会全心地相信吗?[姐妹说:“是的。”-编者注。]
98

博德斯太太总是出现在我面前,在某个地方。博德斯太太就在这聚会的什么地方。

[伯兰罕弟兄对罗伊博德斯弟兄说话-编者注。]你妻子有什么问题吗?
好的,它总是不断地出现在这里。有一帮的人,某些人就在她身边,我觉得奇怪。
你正患有肿瘤。是的。你相信神能告诉我那个肿瘤在哪里吗?是在臀部。你要全心地相信。你还患有并发症,很多其它的毛病。你相信。是的。你全心地相信吗?[姐妹说:“是的。”-编者注。]去像那样相信吧,一切都结束了,神必会医治你、使你痊愈的。[姐妹说:“伯兰罕弟兄,这个跟我一起来的妇人,患有湿疹,她是跟我一起来的。我不知道直到我们一起坐在后面,她说她患有湿疹。—编者注]她不断地打断祷告队列也许就是这事,要彼此祷告。
99

就是这个。哦,我明白了。我看到博德斯太太正站在这里,她正在祷告。有另一个妇人就坐在她旁边,也正在祷告,她患有低血压。如果你能相信,就是坐在那里的女士,你要全心地相信,神必定会使你痊愈,医治你的低血压的。阿们。就是那样。祷告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如果你相信我是一个先知,哦,对不起,是仆人(那样会绊倒人们的。),就按手在坐在你旁边的妇人身上,因为她正患有静脉曲张。你明白吗,是的。好的。阿们。
现在你们要全心地相信。告诉我他们触摸到了什么;这些小妇人坐在那里彼此祷告;这情形就不断出现在讲台上,只要全心地相信。好的。
100

过来这里,女士。你全心地相信吗?你相信吗?你相信你的胃病要得痊愈吗?[姐妹说:“是的。”-编者注。]那就去吃你的晚餐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你相信什么呢?你相信神要医治你背上的毛病,你的肾,使你痊愈吗?回家去相信,说:“耶稣基督使我痊愈了。”只要有信心;不要怀疑。
过来,先生。当你从队列中走出来,你的号码被叫到时,你非常高兴。神医治了你的心脏病并使你痊愈了。你相信吗?那就上路去相信吧,一切问题都离开你了,你得痊愈了。好的。
要有信心。不要怀疑。女士,你是怎么想的?你认为如果我按手在你身上,你就会得痊愈吗?如果我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按手在你身上呢?去吧。“不需要了,”好的,这很好。继续向前吧。阿们。就该这样做。好的。
101

过来,女士。姐妹,你相信什么?你全心地相信吗?你知道神能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但你会相信吗?那么糖尿病对神来说就算不得什么,他能医治。你相信吗?好的,去得痊愈吧。阿们。

好的,先生。过来,先生。我跟你是陌生人。每个人都告诉你,“要控制自己,”因为你很紧张。但你无法控制自己,有什么东西在使你紧张。是的。但你站在这里时,它就离开了你。去相信吧,这紧张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去相信吧,阿们。要有信心,不要怀疑。好的。
很多问题,妇科病,关节炎,现在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那就去说:“赞美归给神,”并全心地相信吧。
过来,女士。
102

你们下面的人相信吗?[会众说:“阿门。”-编者注。]

神能医治糖尿病,在血液里的任何疾病。你不相信吗?肯定的,他能。去相信吧,说:“阿们。赞美主。”
你相信“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吗?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现在去得痊愈吧,要全心地相信。
好的,上来吧,先生。你相信神能医治心脏病,前列腺炎等等的毛病,那些焦躁等等的东西要离开你吗?那就去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相信吧。阿们。
你全心地相信吗?你们其他的人又怎么样呢,你们相信吗?[会众说:“阿门。”-编者注。]
103

瘸腿的人在哪里?我看到一把轮椅。你怎么说,先生?朝这里看着我。你相信我吗?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那就看着我。你的问题是在腿上。你本该去医院的;但你没有去,因为你认为如果你来到这里,你就会得痊愈,就不需要上医院了。是的,你相信吗?如果你坐在那里,你肯定会死的;就好像麻风病人一样。医生对你毫无用处。所以你今晚为什么不接受基督,并全心地相信,从那把轮椅上站起来,拉住椅子的后部,推着它走出那道门去,回家去得痊愈呢?你为什么不那样做呢?你愿意相信吗?那就站起来吧,不要怀疑。奉耶稣基督的名,拿起你的轮椅回家去吧。

104

你们全心地相信吗?那就站起来,凡是想要得到医治的人,站起来相信吧。起来吧。我不在乎你有什么问题,你残疾的有多么严重。那都没有关系。我挑战你们,站起来。起来吧,每一个人,每一个残疾人,不管你是在哪里。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身来并得痊愈吧。就是这样,全体会众都站起来。

105

现在,让我们向神举起手来。天父,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你就在这里。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每一个人都得了医治。我们是何等地感谢你,父啊。神啊,现在我们祈求,你在此刻就击败魔鬼,把所有的不信都赶出去。

撒但,奉耶稣的名,离开这些会众,从这里出去。你失去了这场战争。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愿他们都得医治,他们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