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30E 圣大马利亚最凶恶的人

1

谢谢,现在让我们仍旧站立一会,做个祷告。我看到你们很多人都带来了手帕,想要得到代祷。我们相信这个。这些日子里,在我们中间的一些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发生在为全球传道事工祷告过的手帕上。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发生,对此我们感到很高兴。我们总是很高兴能尽我们的一切所能来帮助他人。现在,我想要每一个人都跟我一起低头,我们要献上祷告。

2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很高兴能够活着,带着我们所知道的这蒙福的确据来到这里来服侍我们的神,既晓得这个生命在这里结束后,我们就会进入在彼岸的伟大生命中,我们就可以把所有的盼望安息在上面。主啊,在我们的这段旅程中,疾病,麻烦,心脏病都横在这条路上。我们正生活在主再来的影子下,在这个时代中,有很多人正遭受着这些痛苦。我们知道仇敌如同吼叫的狮子到处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因为他知道时候不多了。

呐,很多人都带来了他们的手帕,为他们所爱的人摆在了这里。毫无疑问,在这沙漠另一边的某处有一个瞎眼的老父亲和母亲,今晚正在等待送回去的手帕。也许在医院中,所爱的人正病的很重,还有在家里的可爱的小宝贝。主啊,你知道他们每一个人。主啊,当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作为代表按手在这些手帕上时,我确信你会应允他们的请求。
3

我们相信在圣经中记载着,人们从圣徒保罗的身上拿走了手帕和围裙,那就是他们对使徒的信心的记号。他很多年前就离世了,今晚进入了不朽之中。但神的灵对于那些还是这样相信的人来说仍然是不变的。我祈求你应允这些请求。

主啊,今晚赐给我们一个伟大的聚会。愿你的同在继续与我们在一起。把我们心中的渴望赐给我们,我们相信这样作都是在你神圣的旨意当中。奉耶稣的名我们这样求。阿们。大家请坐。
4

今早,在早餐会,就是传道人早餐会上,我们度过了一段非常奇妙的团契时光。我认识了很多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弟兄们,也发现了我们这里的主席是个阿肯色农民。

他们告诉我说,如果你把所有的阿肯色农民和俄克拉荷马农民赶出去,所剩下的就只是一片荒漠了,所以我也有些相信……在这里有多少人是从阿肯色州或是俄克拉荷马州来的?我的确认为这是对的。瞧,我认为在那些阿肯色人和俄克拉荷马人的衬衫下面跳动着的是最忠诚的心。
我跟俄克拉荷马有一些联系。当我妈妈还是个小女孩时,她就住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当我刚开始举办聚会时,最先去到的就是阿肯色州的琼斯伯罗和摩卡,德克萨卡那,然后去到了小石城的鲁宾逊纪念馆,又北上到温泉城,哦,还走过这里的很多地方;俄克拉荷马的塔尔萨;他们是一些非常好的人。
5

我还记得我们去到琼斯伯罗的时光。那是我离开圣路易斯后的最伟大的一次聚会,那个多尔蒂的小姑娘得到了医治,这事震动了整个圣路易斯。有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聚会。

我们去到阿肯色州,那是我一次上广播,我还从未上过广播。报纸做了报道,我相信有二万八千人参加了聚会。他们都是从全国各地而来的。在方圆四十英里内,你都无法找到一个地方,只有帐篷等等支搭在那里。当时天正下着雨,抱着孩子的人们就躺在棉布卡车的下面,身上只盖了几片布片。
6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晚上,我知道我今晚不想要开始做见证。我想要……来自……我告诉他们说在他们离开之前,我要为他们所有的人祷告,但我不得不收回这话,太多人了,你甚至都无法接近……人不断地越聚越多。队列排出了好几个街区。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出去为一个人祷告。他们是来自……那天早上,我已经祷告了整整一夜,都是站着的。我跪下来,都无法站起来了;只能那样跪着,当人们经过的时候为他们祷告。
7

当时有一个瞎眼的修鞋匠,是从北方的某处……现在我忘记了那个城市的名字,离琼斯伯罗很近,大约有三、四十英里远。他瞎眼有好几年了。圣灵宣布他得了医治。他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祷告队列中。

他说:“先生,你说我得了医治。我的眼睛还没有打开啊。”
我说:“那跟这个没有关系。你告诉我说你相信我。”
他说:“是的。”
我说:“那你为什么还怀疑我呢?”
所以他说……他就走了。我告诉他要不断地说:“赞美主打开了我的眼睛。”
那天早上他正赶回家里,大约是五点钟,我相信是他儿子载他回去的,坐在一辆旧的A型车里,正在路上。他坐在后排的座位上,说:“赞美主开了我的眼睛,”他的眼就开了。他几乎惊动了那整个地区。
那天早上,他跑进天主教会里,把他的帽子挂在他的手杖末端上,像这样转动着,赞美主使他恢复了视力。他又去到卫理公会教会里,他们差点要把他抓起来,因为他搅扰了敬拜。看起来他没有搅扰任何东西,但……
8

那天晚上,我必须要挤过去才能去到讲台上,我看到一些引座员在向我挥手。那里有一个司机。他说:“今晚我开了两个来回,为要把人们从医院里带来。”

我去到外面,去为一个在外面的妇人祷告,他们以为她就要死于癌症了。她去卖黑莓,这样她丈夫就能叫救护车将她带下来。那是他们所有的积蓄了。她做了些被子,去卖掉。但主医治了她。她起身从救护车上下来,走到聚会后面,继续往里挤,想要进到聚会中。
9

我无法回到门口。有太多人挤在那里,大约有这么长的距离,从这堵墙到那堵墙,我根本无法挤过去。有一个引座员走过来说:“我们要把你从会堂的后面带进去。没有人会认识你的。”

我在那里已经有八到十天了。没有人能……很多人挤满了那个地方。他们整日整夜地等在那里,就等着轮到他们。因此我就绕到了后面。我记得当时天有点开始下雨了,我无法挤过那些人群,就想要去到后门,从那里他们可以把我再带到讲台上。
10

我的黑人弟兄姐妹们,今晚请你原谅我这么说,以及我的表达方式。但在那个时候,在阿肯色州仍然有点种族隔离的倾向。所以我就开始往里走,我听到了有人在叫她的爸爸。我看了看。那是一个很漂亮的黑人小女孩。她是个瞎子。正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在哭着找她爸爸。呐,没有人在意那个小姑娘,也没有人认识我。

我开始像这样挤进去,有几个人正站在那里谈话。有几辆从那个地区的不同地方来的、包租的大巴车停在那里。有一个人站在那里,耸着肩,在谈话。我想要从他旁边挤过去。
他说:“不要挤。”
我说:“好的,先生。”我又开始要挤过去。
他说:“我说’不要挤。’”
我以为是他要开始挤过去。所以我说:“先生,对不起。”我就绕到另一边。
11

最后我跟在了那个女孩身后。听起来这样做是一个伪君子,但我去到了她正在努力往前挤的地方。

她说:“请帮帮我。请帮帮我。”
我还是继续朝前挤,你知道,直到她撞到了我。
她说:“对不起,先生。”
我说:“你需要什么?”
她说:“你能帮助我找到我的父亲吗?”
我说:“你找你父亲想要做什么?”
她说:“哦,我来这里是来见那位医治者的。他们告诉我说我连这个会堂都靠近不了。我找不到我父亲了,我也无法找到回到大巴的路。”
我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她说:“孟菲斯。”
12

我看了一下,看到了那辆包租的大巴。我想也许我可以把小女孩带回到那里去。所以我说:“你来这里是要看什么?”

她说:“医治者。”
我想要问问她,看看她到底拥有多大的信心。呐,对一个可怜瞎眼的小女孩来说,这听起来象一个伪君子。但我说:“医治者?”
“是的,先生。”
我说:“在像这样的时代,就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摩登时代,我们有这么多的医生等等,你不会还相信这样的东西吧?告诉我说你会听信像那样的东西吗?”
她说:“先生,他们帮不了我。”
我说:“我明白了,是什么给了你启发,让你来到这里的?”
她说:“我听了收音机,全都是很好的节目。”她说:“我从那里听到,费伊特维尔……”(那个人就是从那里来的,费伊特维尔。)她说:“我从费伊特维尔听到了广播,一个瞎眼的修鞋匠,今早恢复了他的视力。”她说“我们就一起包了一辆大巴来到了这里,你能帮我走回去吗?”
13

我说:“好的,小姐。”但我说:“首先,你对那事是怎么想的?”我说:“你不相信那个人能做那事吗?”

她说:“不,先生。”她说:“但耶稣可以做到。”
我说:“嗯,瞧,听着,你真的那样相信吗?”
她说:“先生,我告诉你该怎么做。如果你能帮我去到他所在的地方,然后我就能找到我的爸爸了。”哦,简直是一种谴责。她说:“你帮助我去到他所在的地方,之后我就能找到我爸爸了。”
我说:“女士,你真是那样想吗?”
她说:“是的,先生。我那样认为。”
我说:“也许我就是那个你想要找的人。”
她像这样抓着我,她的手抓住我的大衣。她说:“你就是那个医治者吗?”
我说:“不,我是伯兰罕弟兄。”
她说:“那就是我想要找的人。”她又说:“你若祈求神,我就会找到我父亲了。”
14

我看到她站在那里,她的眼睛全是白眼球,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我想起了瞎子芬尼·克罗斯比。

莫丢弃我,哦,仁慈救主,
请听我祷告;
若有别人被主选召,
莫把我弃掉。
瞧,她听说瞎子恢复了视力。她说医生告诉她说她眼睛的白内障必须要等到成熟,然后他们才能做手术。但现在,在成熟后,白内障把视觉神经等等包裹了起来,她没有任何希望了。
她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来到聚会中。”
15

我拉着她的手。我说:“天父,很多年前,一个古老破旧的十字架被拖拉着走过了耶路撒冷的街道,拖出了扛十字架之人带血的脚印。在他上山的路上,他软弱而单薄的身子摔倒在路上。有一个叫西门的古利奈人过来,帮他背起了十字架。”我说:“今晚这里有一个孩子正在黑暗里跌跌撞撞。我确信你知道。”她就开始赞美神。她能看见了。就是那样。她恢复了视力。

16

有一些伟大的事发生在阿肯色州。我们非常感恩。有很多发生在过去那个时代的见证。我猜当我路过那个酒吧时,我能听到很多见证。关于过去的那段日子里的很多事情都涌上心头,在那些年头里,不管你在哪里停下,都是见证的海洋。

今早在聚会里有个人,这里的牧师,他的妻子,她就坐在这里。她告诉我说,在聚会中,主有三次像那样把她叫了出来。她的淋巴肉芽肿病得了医治。那是癌症,你们知道。那病是在腺体中。有很多事情发生了。
最近,有个弟兄站在那里作见证,说他脸上长满了癌症,神医治了他。甚至连一点疤痕之类的东西都看不到。无论你走到那里,到处都是见证。
17

呐,今晚将是他们出售书和照片的最后一晚。我们不是卖书的,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售书。这些书是从别人那里买来的,带给这个聚会的。我的一个好朋友在门口那里出售。我们不在星期天售书。在那天我们不卖书。所以我们……如果你喜欢那些书,或其中的照片,哦,当你们出去时可以在门口购买,如果你们还没有得到的话。明天是安息日。还有磁带,我确信他们已经宣布过了。

18

呐,在这次聚会中,我还没有尝试过讲道,因我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到这里来。我竭力使信息尽可能的简单。但主给了我们一些伟大的信息,成百上千篇信息都录在了磁带上,比如“七个教会时代”,“最初的种子”,哦,“羔羊与鸽子”,“从他的荣耀中下来”,我相信主祝福了我们各种各样的信息。他们那里都有。你们有磁带录音机的人可以去找麦克圭尔先生,得到那些磁带将是件很高兴的事。

19

今天我告诉牧师,我们从不想要把重点放在金钱上。我已经五十三岁,已经传了三十二年的道,还从未收取过一笔奉献。在我的一生中我还从未从奉献中拿过一分钱,我不要那样做。只要费用付清,那就够了。

我看到这次我们两个晚上都收取了奉献。每一次你们传递奉献箱,都收取了七千美元。只要花费还清了,我绝不会允许他们再多收一分钱的。是的。我不相信该那样做。我很多次都说过,如果花费不能付清,一定要让我知道。我在老家的教会将会补足余额的。
我们想要你们知道,我们来这里不是来收钱的。我们来这里只是想要跟你们一起交通,使重担能减轻一点,为病人祷告,当我们在这里时,尽我们所能地来帮助你们。
20

呐,明天是安息日。呐,你们来这里拜访的人,在这周围有一些很好的教会。他们的牧师就坐在这里。呐,去参加他们的教会吧。他们都是属神的人。他们都相信这事工。他们是不同派别的,但我们不……当说到与基督的交通时,我们不设任何的宗派栅栏,我们只是走在一起。

我是在一个宣教浸信会被按立的,然后从未在其他任何地方被按立过。我只是作为一个弟兄去到人们中间,以我的方式站在弟兄之间的破口上。如果我能看到每一个教会都弃掉他们的宗派栅栏,进入到伟大的弟兄之爱中,我就可以像老西面那样说了,“主啊,可以释放你的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已经看见了你的救恩。”是的。愿我们都能像那样聚在一起,那就是我一直在争取的。
21

呐,我们不想要留你们太久。我不在乎你会错过一天的工作,你知道,就是一个周的某一天;但我的确不想要你们错过明天早上的主日学。呐,你们不要那样做。所以今晚我要让你们早早地离开,这样你们就能参加明早的主日学了。那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课堂。呐,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些关于主日学的东西。只是把你的孩子送去主日学那绝对是错误的。你知道这点,要看牢他们。是的。我们的这些小家伙……

22

不久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幅漫画。让人震惊。一个小男孩去到门口,画上画出了他妈妈爸爸的房间,酒瓶子躺在地上,烟头到处都是。那已经是大白天了,都九点了。那个小家伙起床了,自己洗了脸,梳了头,穿好了衣服,过来敲门,说:“嘿,今天是谁要送我上主日学啊?”就是那样。这差不多就是美国的趋势。这岂不是很可怕吗?

23

你想想现代的美国人。都成什么样了?哦,爸爸在弹子房。妈妈跑出去跟某个宠物协会去到海滩上,躺在那里。女儿去到杂货店,或是去跳摇摆舞。少年人在大街上开跑车,就是那样。吃着汉堡包。没有了家庭生活,没有了祷告的生命。

我总是这样说:“如果你们能改正过来……当女人丢了本位时,我们美国就失去了脊梁骨。”我是带着对姐妹们神圣的尊重这样说的。今天早上,我在那里遇见了一些最好的妇人。但在我们的女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出了什么问题?
24

不久前,我去到克里夫顿餐厅。一天早上,我在等阿甘布莱特弟兄,我们要一起吃早餐。一个年轻的妇人走了进来。我看着她。她剪着那种脑积水式的发型,你知道,就像第一夫人那样,你知道。我想那真是难看。我看着她,她的眼睛一边是绿的,另一边是蓝的,整张脸涂满了某样东西。

我觉得很难过。我以为她有什么毛病呢。我站在那里。正想上去告诉她,我是个传道人。我见过糙皮病,也见过大麻风。但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我想要问她是否能为她祷告,帮助她。这时又进来一个女孩,也跟她一样。我想:“你别想告诉我说,那些真正可爱的敬虔妇人,是真正赐予男人的礼物的人,会想要把自己装扮成好像是从运送尸体的四轮马车上掉下来的死尸一样。”我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像那样的东西呢。
25

我们五旬节派的妇人也像那样。那太糟糕了。姐妹,真是羞耻。什么地方放松了。我希望不是在这讲台上。记住妇人应该是怎样的。她应该是很甜美的。

今天我跟某个人谈话。当利百加去见以撒时(你们注意到没有),她把脸蒙上了。他们仍然在这样做。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一个新娘会蒙上她的脸。为什么?男人是她的头。然后,她没有……她……女人的性情就是要顺服男人的。这就是为什么教会要被遮盖起来,因为他有一个头,就是基督。
26

这就是为什么……女人要留长头发,因为她的头就是她的丈夫。男人为基督的缘故要剪头,女人为天使的缘故要留长头发。

天使是什么?使者,一个给教会的真实使者。是的,他会不断地斥责并说那是错的(瞧?)等等。教会,要完全顺服耶稣,不能宣称有自己的头,自己的领导地位。基督是教会的头:被遮盖了,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我们是他的,顺服他,单单顺服他。真是太美了。
27

现在让我们来读一小段经文。我总是喜欢读他的道,因为我的话是人的话,会落空;但这是神的话,不会落空,永远都不会落空。这段经文是在路加福音第7章,从第36节开始。

36有一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和他吃饭,耶稣就到法利赛人家里去坐席。
37那城里有一个女人,是个罪人,知道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就拿着盛香膏的玉瓶,
38站在耶稣背后,挨着他的脚哭泣。眼泪湿了耶稣的脚,就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用嘴连连亲他的脚,把香膏抹上。
39请耶稣的法利赛人看见这事,心里说:“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谁,是个怎样的女人,乃是个罪人。”
40耶稣对他说:“西门,我有句话要对你说。”西门说:“夫子,请说。”
如果我要取一个题目的话,我要叫它“圣大马利亚最凶恶的人。”在这里附近有很多名叫散特,散塔,圣塔的。我把它们都搞混了。这是什么意思来着?圣徒?[有人回答说“圣徒玛利亚”—编者注]圣徒玛利亚。
28

哦,他必定是非常累了,他刚刚爬上了山顶,俯瞰着加利利;跑了一整天,他的腿因为出汗黏糊糊的。一道道的汗水顺着他的脸往下流。当他低头看时,他的衣服也湿透了粘在身上,他长出了一口气。看到一大堆人围着某个人站着。他想:“肯定这就是那个人了。”

瞧,他去到迦百农。他一个城一个城地问:“有这样这样的一个人,被称为是加利利的先知的,在这里医治病人吗?”
必定有人说:“是的,他前天刚来过这里。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因为他出城了,很多城市都在寻找他。”有很多支持和反对他的传言。
29

他又去到另一个城市。他会问:“有这么这么一个人在这里,医治病人,发预言,并能知道人心里的秘密吗?就像是这样这样的一个人?”

“是的,他昨天还在这里,但他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去了哪里。”一次又一次,同样的事情在发生着。最后……
瞧,他是个送信的。他被他的主人,一个法利赛人,一个主教,一个教会的高层所差遣,去送一封信。到最后,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放松一下了,因为他看到了那人就在眼前,他可以把讯息带给他了。呐,这个讯息非常重要,因为是那个祭司,那个法利赛人差派了他。遇见这个人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被派去做这事,他必须要找到他。那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事,就是为这个祭司把讯息带给拿撒勒人耶稣。
30

最后,他沿路快步下山,喘了口气后,就挤进了人群中,他必须要……必定是拿但业,或是腓利,因为他是那种外围的守卫者。彼得,路加,他们是站在他旁边的记录员,正在写下他所做的事并他所说的话。

彼得看上去是最强壮的渔夫,如果人们冲过了其他门徒的围护,需要一个强壮的人,才能把他们推回去,把他们与主隔开。
31

当这个信差去到第一重守卫时,必定是腓利在那里。他说:“我必须见你们的主人。我有从我主人而来的讯息带给你主人。我的主人是一个伟人。他是我们团体中最伟大杰出的一个。他是个法利赛人,一个富有的人,他拥有很多钱财。他差我来告诉你们的主人。”腓利,作为一个基督徒,当然想要尽他所能地来帮助他,把他带到耶稣身边。

最后,他挤出了一条路直到他碰到了西门。他说:“西门,这个信差有一个重要使命,我必须要让他去到夫子的面前。”腓利从彼得旁边挤了过去,就走到了台上。最后,这个信差被带了上去,与耶稣面对面。耶稣站在那里,他的嘴唇开裂了,眼睛很疲乏;因着人们的脚下扬起了太多的尘土,他的嗓子都沙哑了。
32

这个信差说:“先生,我受差遣来告诉你,我的主人奉上一封邀请函给你。他要举行一次宴会。要举办一场很大的晚宴。每年他都会举行。他想要你去参加这次宴会。”

他怎么能说那样的话呢?当他第一次站在基督的面前时,他怎么能够只是忙于他自己体系的宗教的事务呢?
哦,我真希望我能站在那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他的面前面伏于地,祈求他赦免我的罪。但这也是这个时代的趋势。当人们来面对面地与他在一起时,他们谈论的都是其它事情,而不是关于我们罪的情形的。
33

这个信差,站在那里,传递了他的讯息。我能想像并看到我们的主满有怜悯地看着这个人,在想他也许错过了曾摆在任何人面前的这个最伟大的机会,就是站在耶稣基督的同在中。

他就在那里,但(你明白吗?)他来到了一个……神取了人的形像,但信差却不知道。信差就站在那里。耶稣,他的日程十分繁忙,有几千个地方要去,有很多事需要做,我能看到他很有礼节,像绅士那样点点头,说:“告诉你的主人,我会去的。”
我们从这里能学到什么?他总是会去到邀请他的地方(是的。),总是去到邀请他的地方。“告诉他说某某日子,我会在那天出席的。因为他邀请了我,我就会去的。”
34

呐,在那之后,这个信差必定是转过身去,就走掉了,心满意足地松了一口气,他做了件伟大的事。他做了什么?他使这世上最伟大的事情从他身边溜走了,就是那个俯伏在基督脚前的机会。

我想知道我们当中有多少人不会那样做。也许我们这个周就已经这样做了。我们也许今晚就会这样做:转身离开了你得拯救,拥有永生的机会,然后就把它丢到了一边。有时候有些生病的人上来,得了医治,然后就走开了,认为他们已经得到了他们为之而来的最主要的事。你为之而来的最重要事就是找到他作为你的救主,认识他,让他进到你的生命中,使你拥有保障。
今天的人们就像多年以前的人们一样。他们想要避开这个问题。喜欢物质利益。当他医治病人行神迹时,他就是个伟大的先知。但当他开始告诉他们真理,他们就开始离他而去了。那时,他就不再受欢迎了。
35

呐,我们发现这个信差转身弃绝了主耶稣。经文没有记载他曾祈求他的罪等等蒙赦免,就走开了,回到了他的法利赛主人那里。

呐,在这个故事中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前后无法融合在一起。什么地方出问题了。这些法利赛人跟耶稣没有来往。他们彼此也不认同。他们……
耶稣跟他们没有来往。他告诉他们说:“你们走遍海洋[磁带空白—编者注]勾引一个人入教,却使他比以前的地狱之子更坏。”他说:“你们是瞎子领瞎子。”他说:“以赛亚论到你们所说的不错,你们有眼却不能看见;有耳却不能听见。”他是何等地谴责他们,痛斥他们,然而他们中的一个还会请他去参加晚宴吗?如果我用街头的俗语来说,我们知道那是见不得人的,是藏起来的东西。瞧,他隐藏了一些东西,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没有来往。
36

这就好像以年老的夫妇和年轻的夫妇为例。你会看到刚结婚的年轻夫妇走到一边去说话。为什么?他们有共同的东西。他们喜欢谈论他们所拥有的共同的东西。看看小孩子们。小伙子们喜欢玩玻璃球;小姑娘们喜欢玩洋娃娃。瞧,那就是共同点。

这就是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聚集在这里的原因,就好像今早那可爱的早餐会。我们在这些事上有共同点:团契。赌徒,贩私酒的,说谎的,盗贼在这聚会上没有立足之地。瞧?因为不能在这里。我们彼此间有交通,因为我们是在围绕着我们所得到的一样伟大事物在聚集,那就是基督,与他一起交通。
呐,如果你看到一个只有六七岁大的小女孩整天围着奶奶转,啊哈,那就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他们的年龄差别太大了。呐,要么她会受奶奶的宠爱,要么就会得到一口袋糖果,因为那个小女孩想要那些。瞧?这个小女孩围着老奶奶转是有目的的,因为她们的年龄相差太悬殊了。明白吗?
37

当你看到这些法利赛人差派……哦,那个傲慢、僵化的神职体系差人找耶稣,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地方。在什么地方有陷阱。你认为耶稣会不知道吗?这在他身上是不会成功的。不,不。瞧,他知道这些。但如果他得到了邀请,不管怎样他依然会去的。是的。

我们邀请他来到我们的教会,在会众面前赐下伟大的聚会,祷告,叫出一大群祷告队列,为要得到一个全国性的复兴大会,祷告说:“哦,主耶稣,请你来,赐给我们你的同在。”如果某个人举起手来,叫声“阿们,”然后引座员就得把他带出门口。如果某人多敬拜神一会儿,那他们就成了一帮狂热分子。是的。
我们邀请他,然而当他去到那里时,我们却不要他。但无论怎样他都会来的。他会去。哦,是的。他会在那里的。当他应许……你求他,无论情形怎样,当你求他的时候,他都会去的。他会在那里。
38

然后,我能看到这个法利赛人,他们铺上了那张大桌布。他们很有钱。哦,所献上的任何东西他们都会揩点油,所献上的祭物,报酬很丰厚,哦,他们在……他们睡的都是羽绒床垫。他们……(这是一种南方人的表达方式,但这就是他们所作的。)他们很有钱。而穷人却很穷。他们摆满了那些大桌子。哦,天啊,他们使那宴会很诱人。你知道,魔鬼喜欢使罪恶能吸引人。宴会是那样的引人注目。

39

然后,我们发现他们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做好了准备,然后就发出了那些邀请。他们把一切都预备好了。他们挑选了一年的某个时间来举行这样一场晚宴,也许是葡萄成熟的季节,空气中都充满了成熟葡萄的香气。哦,当你闻到那气味时,就会使你饥肠辘辘。他们知道该如何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

然后,他们装饰好了他们的……,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怎么叫它?我猜想,我们北方叫它是露台,或是广场,他们将其装扮一新,把它弄得十分漂亮。他们在外面的院子里举行这场大宴会,院子外面围着栅栏,这样外面的人等等,如果没有得到邀请就无法进来。哦,他们摆上了烤全羊,在上面洒上了各种的佐料。哦,他们确实让宴会看上去很吸引人,的确很不错。
40

最后,他们完全预备好了一切。他们为那些坐马车来的人都预备好了马房,可以让他们把马牵进去。他们还有料草箱,有马童在那里,所有的那些马童,都穿着仆人的服饰,站在那里。

当马车上来时,对于那些坐马车来的人,马童就会接过马车,赶进去,把马卸下来,去掉马具等,喂它们草料,等等。对于骑马来的人,他们会卸下马鞍,并照管好马。他们把一切都预备好了。
41

还有另一种的仆人是我想要……是他们当中最便宜的仆人,那就是洗脚的仆人。他是那些人中赚钱最少的人。对我来说,也正是这点使他成为了神。他是高天的至大者,却成了这地上一个洗脚的仆人。而我们却趾高气扬的,还以为我们是个什么人物。荣耀的神,在洗渔夫的脚时,彰显出了神的荣耀。就是这个使他成为了真实,成为了一个仆人,最卑微的仆人,跪下来洗他用尘土所造的那些人的脚。

42

那仆人在那里,跪下去给人洗脚,他是那群人中赚钱最少、工作最差的人。

呐,那时的人只有两种行动方式。要么是骑在动物身上,要么是走路。当人们走路时,他们要翻山越岭,抄近路,等等,翻山越岭去到各城中。在这条路上,动物也在走,马,骆驼,驴子,等等,都在那条路上走,灰尘飞扬。
当人们走路时,身上穿着巴勒斯坦的长袍。他们走路时,长袍很低,到处是灰尘,他们迈步走时,长袍就会摆动,就会带起路上的灰尘,尘土落在他们的身上,和脸上。夹杂着马圈的气味,因为动物也在那条路上走。他们不是……
43

当身上满是那种气味时,走进人的家中作客会让人很不舒服的。所以他们就这样作,他们会摆上一堆我们今天所叫的那种,就是女人所穿的一种家用拖鞋,她们把一小块布穿在脚上。他们会把那些鞋摆成一排排的。

当某人进来时,也许会是像这样的情形。(过来这里,罗伊弟兄,就一会。)这就是他们彼此问候的方式。他们像这样走进来,会将客人的鞋脱下来,看看客人鞋子的尺寸,然后给他穿上一种我们所称作的家用拖鞋。
44

呐,然后他们会蹲下来,洗客人的脚,使他的脚整洁干净,再拿过毛巾来,好好地擦干净,一直到他的小腿。那样会去掉客人脚上的所有臭味,并路上沾上的灰尘。会把那些东西都从客人身上去掉。然后会给他穿上一双完全适合他脚的尺寸的拖鞋。最后,会把客人扶起来。

然后,客人再往里走。会有另一个仆人站在那里,手里拿着膏油。那是高级的香水。是从一种蔷薇花蕾的小果实中提取的香气制造出来的香水。他们会用这种香水倒在客人的手上,把客人的手擦好。
45

那时,在那个时代旅行,巴勒斯坦的直射阳光是很强烈的,会灼伤他们的脖颈和脸。因此,仆人会用这样的香水和膏油,擦他们的脸,涂在他们的耳朵上。然后,会递上一条毛巾,让客人擦脸,使自己焕然一新。

这样(瞧?),客人的脚洗好了,也穿上了一双拖鞋。他去掉了身上的灰尘。然后擦上了某种……那种香水会在身上起作用,就像薄荷一样,能使你觉得清凉,焕然一新。把自己装饰整齐后,他就预备好了,可以去见邀请他的那位了。呐,他不会喜欢全身肮脏地去见主人的。
46

我希望你们众人能明白这其中的相同之处,就是当我们去见神的时候。瞧,祭物必须要先被洗净,总是那样。要装饰整齐,预备好。当我们要去见神时,这也是我们必须要成为的样子。首先,我们必须要来被这道的水洗净(是的),然后要被流到亚伦的胡须和他全身衣襟的膏油所膏抹,就是弟兄之爱,才能进入这至圣所。

那时,当他去到邀请他的主人面前时,当他去到那人面前……呐,如果他脚上又脏又臭,全身肮脏地进去,那会怎么样呢?他的气味很难闻,他肯定感觉很糟糕。主人就会避开他的。但,在他的脚被洗净之后,并被油膏抹过了(就好像我们被圣灵所膏抹,你明白吗?),然后全身就都更新了,那时他就可以走进去见那房子的主人,晚餐的主人。他预备好了去见主人。
47

他们会这样做,他们像这样彼此拉着对方的手。呐,如果他全身都臭烘烘的,那又会怎么样呢?他就不会想要拉过他来,拥抱他了。但你瞧,他现在焕然一新了。他预备好了,要见主人。所以他们就像这样彼此拥抱,表明他是受欢迎的。呐,最后握手(谢谢你),这最后的握手会使他觉得受欢迎。但他先要预备好,在握手出现之前,很多时候,他们都是亲吻脖子。主人会亲吻他,表示欢迎。拉住他的手,拥抱他,亲吻他脖子的两边。那就意味着他是受欢迎的。呐,当他全身灰尘,发出恶臭时,主人是不会想着让他亲吻自己的。明白吗?准备工作要先作好。

48

哦,天啊。巴不得我们能明白这个……要记住那个比喻,一个没有穿结婚礼服的人是怎么进去的?他是从门,或靠着某个宗派进去的。他没有从……他是从窗户爬进去的,不是从门进去的。如果他是从门走进去的,他就会得到一件袍子。他是以某个信条或宗派的方式进去的。他就被丢了出去。他不配坐在桌子边上。他必须……

首先他必须被洗净,装扮整齐,被膏抹过。然后他就预备好了要进去。只要他是客人,并已经被邀请过了,然后……最后就是握手并亲吻他的脸颊,或是脖颈。亲吻他表示欢迎。
哦,那时他就是一个完全有资格的弟兄了。阿们。是的,那样他就是受欢迎的了,可以去到冰箱边,为你自己找一个大的多层三明治,横躺在床上。你是到家了。瞧?当你得到了那个欢迎之吻时,你就是受欢迎的了;就像那个浪子,你知道,只要你得到了那欢迎之吻,你就回家了。呐,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49

所以,日子已经定好了。一切也都预备好了,羊已经宰杀了。烧烤正在进行,烤全羊。哦,天啊。那气味传遍了全城,整个山谷都是……气味充满了整个地方,混合着酒和葡萄的气味,等等。他们用的是最好的酒,什么都是最好的,因为他们能支付得起。

他们一切都预备好了。所有的仆人都各就各位,毛巾搭在肩膀上,每个人都各就各位。四轮马车飞奔而来,仆人老远就去迎接他了。在他进去后,要先洗脚,等等,一路下来。多好的一天。老法利赛人正过着大好时光。
50

呐,我想要告诉你们在我看来他背地里隐藏着什么。我想要从圣经所说的有关这些人的内容中来看一下。他们根本不相信他是个先知。他们无法相信。他们称他是别西卜,一个算命的。他们不认为这个人是个先知。瞧,你也许以前从未想过这些事情,但整本圣经到处都写着这样的事。瞧?只是取决于你在怎么看。

注意,他们不相信他是个先知。所以我可以想像,这个老法利赛人说:“呐,我邀请了某某拉比,某某某拉比,我要举行一场盛大的晚宴。我也要让那个糊弄人的到这里来。你知道我们要怎么做吗?我要出他的洋相。我要证实他不是个先知。这里的比林斯基拉比相信他只是个骗子。他不相信,因为他完全反对我们的宗派。”所以他……
“我们无法相信。如果他是个真正的先知,他就会是个法利赛人,站立在我们所站的这些事情上。”
51

哦,这样的灵从未死掉过。灵所在的那个人死了。但你瞧,神和魔鬼……魔鬼取走他的人,但他的灵却留下了。是的。同样的灵在历世历代中都存在着。神取走他的人,但也没有取走他的灵。也一直都存在着。

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在一场争战中。你必须要作出你的选择,不信的人和相信的人……不信的人总是洋洋自得,自封为什么东西,你知道。但我们发现有时候神在以极其谦卑的方式运行。他完全蒙蔽了那些人的眼睛。
52

因此,他们不相信他是个先知。我能想像那个老法利赛主教站在那里,说:“你们知道吗?当我让他来到这里时,我要好好戏弄他一下。我要让他来到这里,我们要证实他不是个先知。哦,哦,你知道吗?哦……我可以想像我的协会下次就会推举我成为地区长老,或别的什么,”你知道,给他一些大头衔,因为他确实揭露了这个人,你知道。他根本不相信耶稣是个先知,但他还是邀请他去到了那里。

53

当所有的协会都来到一起,他们所有的人,我能想像他们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烧烤,喝酒等等,过的很愉快。你能听到坐在最首位的那个老法利赛人,你知道,简直是手舞足蹈。哦,他们正过着怎样的一段时光,大好的时光。

呐,让我们仔细看一下。耶稣是怎么进到那里去的?他怎么会错过门口的仆人们呢?他就坐在墙角那里。他按时出现了。他总是很准时。然而他却坐在角落里(我讨厌这样说。),脏着脚坐在那里。耶稣,脏着脚(就像法国人所叫的,耶稣)耶稣脏着脚。没有人给他洗脚,没有人来为他梳洗,膏抹他;他也是被邀请来的。耶稣脏着脚坐在那里,没有人关心他。他怎么会错过洗脚的仆人呢?
54

我真希望我能做那份工作。我会等候着他。我会来来回回地望着那路。我会确保他会得到梳洗。如果我在那里,我就会确保我洗过了他的脚。

但那个仆人在哪里呢?人在哪里呢?他身上仍然有路上的臭味。他的脚仍是脏的,也没有用油膏过。经文是这么说的。他坐在那里,没有人注意他。
55

今天,我们大部分的复兴会,都是那样的。我厌恶这么说,但这是真理。我们邀请他,却又设法要忽略他。当我们祈求主来到时(主以圣灵的样式来到。),某个人会说什么话,或开始敬拜神,有人就会开始说话。一些人们开始敬拜,因着人们说“阿们”或“哈利路亚。”,那就会搅扰整场聚会。忽略他……如果有人说,某个人说:“阿们”,“哈利路亚”,他们就会称之为“圣滚轮”或是某个别的恶名。耶稣脏着脚……

神啊,这个世代的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们站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耶稣脏着脚坐在他们中间,他被邀请去到那里,并带着一个恶名。但他就坐在那里,身上带着路上的臭味,他们尽他们一切所能地往他身上扔东西,或是那些敬拜他的人,他们把那些加在他身上,叫他们是一帮渣滓之类的;耶稣,脏着脚。
但他从未说一句话。他只是低着头坐在那里,就像我们在聚会中所叫的,一个局外人。这就是他今天在敬拜中的样子。在我们本应该再次彰显五旬节的聚会中,他却成了一个局外人。
56

不久前在这里,一个在什里夫波特的有名的传道人,他正在讲道。他也是一个火热的传道人,他正在那边讲道。一个宝贵的五旬节派弟兄习惯了赞美神,圣灵降在他身上时,他就喊:“荣耀归神。”

这个传道人转过身来说:“闭上你的嘴。你打扰我了。”
哦,当你不说“荣耀归神”时,你才搅扰我了呢。我会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57

我曾经有一条老狗,可怜的老家伙。它靠着打猎供我上学。它会追踪任何东西。但有一样东西是它害怕的,或说是不想要去碰的,就是臭鼬。它会把自己藏在一堆毛刺中,狗就会追着它叫。如果我的确想要它扑过去抓臭鼬,我唯一需要作的就是拍打着它,说:“伙计,抓住它。”它就会扑过去,抓住臭鼬。

我所知道的最大的臭鼬就是魔鬼。我所知道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说:“阿们。哈利路亚。”那就是“抓住它,伙计。去追它。把它追进树桩里。”
58

是的,人们邀请了他,但他们不想要他。当他来时,他们不想要接受他。他们有自己固有的方法,他们必须要那样去作。当他到达那里时,没有受到欢迎。每个人都绕过了他,好像他不存在一样,他只能看着他们,听着法利赛人的现代笑话。

就像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某些电视节目,人们宁愿呆在家里,看那些里基们出现在那里表演那些电视节目,讲说某种笑话,跟一些女人结四五次的婚,等等,呆在家里看那东西,喜欢这个胜过星期三晚上去参加爱的祷告会。
哦,难怪复兴结束了。你无法把教会建立在将要熄灭的火焰或是煤灰上,或是空中楼阁上。你不能那样作。已经烧完的煤炭……你必须要有某个心里着火的人;他们会寻求一些事,想要一些事情发生,会关注每一场聚会,留意去到每一场聚会中。
59

我们邀请他;我们呼求他,然而当他来到时,却不想要他,完全忽略他,不管他,不理会他。在诵读或传讲神的道时,只是坐在这里,让时间流逝,当你在讲道时,也许可以小睡一下(瞧?),没有任何兴趣。仰望,等候主的再来。我们邀请他,想要他来到。但主耶稣来了,我们却不……当他来到我们中间时,却忽略了他。

他坐在那里,是的,他去了。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想要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一个原因。
60

在街道的尽头,从主干道上走下去,转到一条窄窄的土路上。沿着一条小巷走下去,走到小巷的尽头,再爬上一段吱吱作响的楼梯,进到一间小房子里。我看到一个小女人走了出来。她四下看了看,“人都到哪里去了?”她嘎吱嘎吱地走下楼梯。哦,我相信她是个很漂亮的小妇人。她走下了楼梯。她过的很艰辛。但也许你知道,也许是父母让她那样做的。

61

你知道,你们今天很多时候在谈论关于青少年犯罪。我相信那都是父母在犯罪。我相信那就是问题所在。你们都说肯塔基人没有文化。你让他们那里的女孩整夜出去到外面,喝得半醉,画着嘴唇,或脸上涂满了你们所叫的那种东西,穿着半身裙,像那样扭来扭去试试,弟兄,他们的肯塔基老妈妈会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她会穿着她所穿的正派衣服把女儿赶出去的。你知道,她会远离好莱坞。是的。那就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就是有更多像那样的母亲。是的。肯定的。

62

我们发现她走下了楼梯,走到巷子里,到处看。人到哪里去了?你瞧,这个孩子被遗忘了,没有人关心她。

就是这个使得很多女孩走上了错路,因为似乎没有人关心她。如果有人关心一下她们的话,有半数的人就不会成为他们现在的样子了。妈妈和爸爸不应该去到外面,在酒吧里乱疯,任凭他们的女儿去到任何地方,他们本应该呆在家里祷告,打开他们的圣经,就像约伯那样,为自己的孩子恳求。偶尔孩子们犯了罪,他也已经为他们预备了祭物。我们需要更多的祷告和更多圣洁的家庭来奉献给神。是的。
63

呐,也许她的父母欠了钱跑了,不管她了。这个可怜的女孩靠着不道德的生活赚取她的生活费用。你们明白我的意思。瞧,那就是她谋生的方式。我们知道这很糟糕,但也许她……我们就权当她是被诱惑进了那种事里面,因为在这个妇人后面有一些良善的东西。事实证明了。是的。在那后面有一些真实的东西。因此我相信当法利赛人邀请耶稣时,他就知道了这点。他是为了这个魂而来的。

然后,我们发现,她走到了另一条街上,前前后后地看,她漂亮的大眼睛四处寻找。“为什么,人都到哪里去了?”她沿着街往下走,不见一个人影。
64

呐,穷人是无法去参加那样的宴会的。但你知道,他们会去到栅栏边。他们闻到了那香味,他们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地叫了。他们非常想吃那些东西,但是他们无法进去。这些富人们拥有这一切,享用着。那只是给富人的。

她环顾四周,往前走。突然她闻到了某种香味。她可怜的空肚子开始抗议了。“嗯,哦,对了。我记得布告上说,那个法利赛人大主教正在那里举行他伟大的周年聚会。哦,我想我今天肯定是没事情做,只能到处瞎逛了。”呐,她是一个受所有人排斥的人,你知道。所以她……
呐,让我们留意她。她走上前去。她必须要小心,不能去到其他人所站的地方(他们会看到她的),因为他们会拣起石头把她赶跑的。今天也有很多自以为是的法利赛主义者在这样做。是的。他们需要人来拉一把。在你向别人丢石头之前,要记住你也是从那里出来的(瞧?)。明白吗?
65

呐,我看到她朝着门走了上去。这个可怜的小家伙饿坏了。她能闻到那烤全羊的气味,哦,她多想能吃上一口啊。她去到了人群的背后。转来转去,她能闻到那气味。当空气中飘满了从里面烧烤架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时,她最起码可以闻闻那气味。她能听到那高高在上的法利赛人的声音。“哎,哎,哎,主教,我想要问你点事。”“博士,请到这里来。”你知道。

她听了他们几分钟。她继续走到了一个稍微远点的地方。她站在一个高一点的小地方,这样她就能从他们的头上看进去了。她开始环顾院子里的一切,她看到了所有的客人,他们是那么的美丽整洁,还有他们的服装,祭司身上穿着花边的长袍等等,站在那里,他们是那么神采奕奕。
66

她在那里边看边四处逛着,饥肠辘辘的穷孩子们正攀附在栅栏上,哭着要得到点东西吃。看到一个虚弱的母亲正站在那里,抱着一个小婴孩,她的嘴唇哆嗦着,嘴角流着口水,想要讨点东西吃。但那些在里面的人,依然在自顾自地狂欢着。

你知道,突然,她的眼睛看到一幕。是关于主的。我不知道,如果你的眼睛曾瞥见了他,如果你是被预定得生命的话,你就会知道那就是他。是的。否则,你可以看到他,但却永远都不会在意他的。但如果你是被预定得生命的,你第一眼看到他,就是不一样的。
67

她注视着。她说:“那个小个子,坐在那里,你知道,在他身上有一些东西,是不一样的。那个人在那里是为了什么?我想要知道,他是谁?哦,他甚至都没有被洗过脚。他是怎么进到那里去的?他必定是得了邀请,否则他就无法进到里面去。但他坐在那里,没有受到欢迎。他的脚都是脏的。瞧,每个人都……”他的门徒们不能去参加;他们没有被邀请。他们必须呆在外面。

她走上前,我听到她的脚步。她听到了一场谈话。是其中的一个门徒,说:“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不为我们的主梳洗,就让他坐在那里。”
68

她开始把事情联系到了一起。“那必定是那个先知。人们把我这样类型的妇人抓到他面前,请求用石头打死他,哦,不,是打死她。他说:’你们谁没有罪,谁就可以用石头打死她。’哦,我的机会来了。”这跟那个信使是何等的不同啊。“我的机会来了。那就是他。巴不得我能去到他面前;但栅栏把他和我隔开了。”

在卫灵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天主教等中间也有很多饥渴的人,但教条的栅栏把他们与神隔开了。“只要能让我去到他面前。”
69

她注视着,看着主。她说:“他需要得到照顾。他需要服侍。我必须要这样去做。”她想到了……她头脑中想到了什么。她转过身,跑过街道,巷子,跑上那些吱吱响的楼梯,打开了门上的锁,走进家,把手伸到床下,拉出了她装贵重物品的小箱子。她把手伸到角落里,在顶部那里有她的袜子。她抽了出来。数出了大约五十个罗马银币。她说:“就是这样,我要这么去做。”她锁上了箱子。她说:“哦,我不能。我不能这样做。他是个先知。他肯定知道我的钱是怎么来的。我不能那样做。”她又开始把钱放回到箱子里。

但有什么东西在说:“他需要被服侍。”
是的。哈利路亚。无论你怎么样,他都需要被服侍。她又拣起了她的袜子,“我必须要这样做。”在她里面有某样东西,“我必须要去到他面前。”
70

她把钱放在她的衣袋里,跑下了吱吱响的楼梯。她去到了街上,去到某个人那里,你知道如果店主弃掉店面不顾,那就不会有收益了。他要呆在家里,继续作他的生意,你知道,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就会有人来的。她走了进去。店主站起来,你知道,就像这个时代的那些商人那样。

“哦,你想要什么?”你知道,他看清楚了她是谁。“你到这里究竟想要买点什么?”
“我想要你这里最好的香膏。我想要最好的。”
哦,这就是了。神想要你把最好的给他,不只是在这边的一点点时间,他想要你最好的东西。他必须要拥有最好的。
他也许问:“你想要用它来做什么?”
“哦,要用在一个特殊的场合。我必须要买下它。”
“哦,每个人都去了……”
71

她把钱都倒在了柜台上。

哦,当然,如果有钱,那就没问题了。他站起来;走过来,走了出来。他数了数钱。“是的,这些罗马银币的数目正好。是的。”他就伸手去拿了瓶最好的香膏。她把香膏揣在怀里,就出了门。
她走到栅栏边,说:“我进不到里面去。我无法从那里挤进去。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去到那里。但他需要服侍,我要以某种办法进到那里去。”是的。那就是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我不在乎别的人怎么说,我必须要去就近他。我必须要去到那里。”
72

她握着那个瓶子,那是她所有的生活费了;那就是她在这个世上所拥有的一切,就是那个用银币买来的小盒子,她用她所有的钱,就是她用那种肮脏的方式所赚来的钱买的盒子。那太糟糕了。她恨恶像那样去就近他。但那就是她所有的一切,那也是她能上来的唯一方法。

那就是你能上去的方法。那就是我能上去的唯一方法。如果主需要被服侍的话,那么神就期盼我们能过来。他正在期待着我们。
73

他就坐在那里,看上去好像他正在等着她走过来。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去的。我甚至都想像不出她是怎么进去的。但她进去了。那才是主要的。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进去的,但我在那里了。阿们。我只关心这个。我到了,我在那里。那才是主要的。我不明白他怎么能接受像我这样的人,但他……不管怎样,我到了那里。有一天,我到了。我会永远呆在那里。我从未想要离开过。只要让我呆在那里就够了。
74

她最后去到了那里。在她的内心深处有某样东西,她……呐,当她去到那里时,突然想到,“如果他弃绝了我,并喝斥我,那该怎么办呢?哦,我该怎么做呢?”

但,只要记住,当你想要服侍耶稣时,他永远都不会因着你想要服侍他而喝斥你的。也许在你的教会里,会有这种事;但在耶稣那里,不会有。是的。的确。你也许会被某个属灵的巨人训斥,他也许会站起来,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停下那些见证吧。”等等。“关于神的医治,圣灵等等,都给我停止。”你也许会遭到他人的痛骂,但在耶稣那里,永远不会。不。
75

你是否注意到,她绕到了耶稣身后。呐,在那些时代,他们不像我们今天这样吃饭,像这样坐在桌子旁边。那些年轻人想了个主意。他们躺下吃饭。他们有一张睡椅,他们把睡椅推上前。肯定的,那些年轻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肯定知道。然后,他们把睡椅推上去,放在桌子旁边,他们躺下去,把他们的腿翘起来。他们像这样吃饭。今天在东方,他们还在这样做。我也像那样吃过饭(瞧?),像那样躺下。哦,那太好了。你真应该什么时候试一下。你们为什么不说“阿们”呢?因此,就是那样的。

他们……她溜到了他身后。她想:“我就在这里,现在我已经来到了这永恒生命的面前。巴不得我能服侍他。巴不得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呐,她不得不低着头,因为她是个被人看不起的女人。她跪了下去。我能看到她的膝盖就跪在耶稣的双脚周围。她想:“我能摸他吗?”
哦,我能想像她是怎样的感觉?我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拥有那样的机会。
76

就像几年前的一个老黑人,他当时正住在南方。他得救了。他跑去告诉在种植园的所有弟兄,他自由了。老板把他叫进去,说:“摩西,我想要问你件事。我听到你在奴隶们中间告诉他们说你自由了。”

他说:“是的,先生。我自由了。昨天晚上,耶稣基督使我从死亡和罪恶的束缚中得了自由。”
他说:“你真是那个意思吗,摩西?”
他说:“是的。”
他说:“那么,我就下去,签署释放声明,你可以自由地去向你的弟兄们讲道了。如果基督使你自由了,我也要给你自由。”
于是他就下去签署了声明。
77

那个老人讲了很多年的道。当他到了临死的时候,他曾经向他们讲过道的许多白人弟兄们涌了进来。他躺在那里,昏迷了,他们以为他已经去世了。他躺在那里,也许有一天多的时间没有说一句话。

一天,他睁开了他的眼睛。他说:“我仍然在这里吗?我仍然在这里吗?”他说:“走近点,我的弟兄们。”他说:“我以为我已经去到了彼岸,我刚刚走进那扇门。那大能的天使就把我带到了讲台上。一些仆人们走上前来说,’摩西,摩西,主的仆人。这是你的袍子。这是你的皇冠。”
他说:“我转身朝着他们,说:’哦,神的仆人们。不要给我讲什么袍子和冠冕。’”
天使说:“但是,摩西,这都是你的奖赏。”
他说:“我不想要什么袍子和冠冕。我的奖赏就是让我呆在那里看着他。”
78

这就是了。我想你们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只要让我看着他。”我经常想,如果我……当我去世后,如果我能爬起来,轻轻拍拍他的脚,看看那里的钉痕,然后再躺回去。这就值得我活上一百年,每天晚上都讲道,尽我所能地去做一切,是的,只是为了拍拍他的脚。

这个女人就在这里,在他的脚边。那真是一个好位置。在他的脚边,她想起了她所有的罪,有一些事情发生了。当你去到他的脚边时,你就会记得你所作的每一件恶事了。
当她那样作时,她想:“我,一个最最可耻的人,站在这个最最圣洁的人面前。”大滴的泪水开始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眼泪开始滴在他的脚上。耶稣转过身来,开始看着她。
79

她想要洗那脚。但她不能。眼泪滴落在他的脚上。她已经无法洗主的脚,或打破那瓶子,她尝试过了。眼泪……她有些为自己感到羞耻,就伏在耶稣脚上哭。她拿……她的头发散落了下来,你知道,她把她的卷发像这样盘起来,你知道,盘在头顶上。她的眼泪滴落在耶稣的脚上,她的头发也散落了下来。

她开始用她的卷发把她的眼泪从主的脚上擦掉。(我们的一些姐妹只有倒立起来,才有足够长的头发去那样做。)因此,她用她头上的头发来擦耶稣的脚,像那样在他的脚上擦拭。哦,如果她抬头看,她就会吓坏的。因此她……
无论如何,当你去到耶稣身边时,你就会变得很兴奋。当我觉得他就在我身边时,我也会很兴奋。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因为我失去了自己。我想我们都会那样的。
80

那时,她想要说点什么,却无法说出口,眼泪不断地流到主的脚上。她没有水可以用来洗耶稣的脚,法利赛人不会给她水的。但她用的是何等美好的水啊,痛悔的泪水,用它来洗耶稣的脏脚。哦,神啊。用痛悔的泪水洗耶稣的脏脚。她洗了脚,然后亲吻那脚,洗干净了脚。她又打破那个小瓶子的顶部,把膏油倒在脚上面。她抬起了头。

呐,如果耶稣动一下的话,她就会立刻从那里跑掉的。但他……如果她想要服侍主,他就会安静地坐着,让她服侍。我喜欢这点。如果你想要服侍主,只要……他会安静地坐着,让你继续服侍的。瞧?他从未喝斥过她。他从未说:“瞧,你这个罪人,站起来吧。”不,没有。他让她继续去作。如果你想要服侍主,他也会让你继续那样去作的。
81

她用她的泪水和她的头发来洗耶稣的脚,她完全忘记了法利赛人和其他人就站在那里。她在服侍耶稣。

现在也是这样,你必须要忘掉主教和其他的那些事。无论什么时候,你想要服侍耶稣,那就继续去作吧。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你只要坚守岗位。你正在作某件事。
她亲吻主的脚,擦干他的脚,并竭力要把膏油涂在脚上面;用眼泪和膏油把他的脚洗干净了。
首先你知道,法利赛人刚好回过头来看,并看到了这一切。哦,天啊。他目瞪口呆。他看了看,“哼哼,哦。”他想要所有的弟兄们都看到这一幕,你知道。“瞧那里。”他在心里说。“如果这个人是个先知,他就会知道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他是个先知,他肯定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是怎样的。弟兄们,这证明了他不是个先知。”
82

但耶稣一句话都没说。他只是看着。他只是看着她,她正在作着本该是主人作的服侍。她继续在洗脚。过了不久,当她洗完时,你知道,她吓得要命,她很害怕,当她用头发把耶稣的脚擦干之后,她的嘴上沾满了油,我能想象她是一团糟。

你知道,无论怎样,当你去到耶稣面前的时候总是一团糟的。那就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所在。他们想要新生。你知道,任何的出生都是一团糟的。我不在乎是在一个大盆子里,还是在装饰温馨的医院病房里。任何的出生都是一团糟。
83

新生也是同样的事,也是一团糟。但从那团糟里却出来了生命。你能接受生命的唯一方法就是借着出生。那是一团糟,但却产生了生命。人们想要越过它去。他们不想要洗掉他们脸上的指甲油,或者……你们是怎么叫那种东西的?不是指甲油,是睫毛膏。就是那个。我不晓得那种疯狂的东西。如果你不涂那个的话,你会看上去漂亮很多的。是的。如果你试一下使徒行传2章和4章,就会让蜜丝佛陀公司停止生产了。我可以告诉你这点,如果你试一点那个的话,就会有一种永恒的美丽,一个甜美、温柔、安静的灵。

这就是这个妇人所拥有的。那也是以斯帖去到王面前时所拥有的。那也是她能胜出其他女孩的原因,因为她用一种甜美的灵装饰自己,然后去到了王面前。
84

呐,在耶稣面前的这个妇人正在洗他的脚。在她服侍完了耶稣之后,她想:“他会说什么话呢?”她停了下来。眼泪从她黑色的大眼睛里流出来,当她亲吻耶稣的脚时,脸上一团糟,她想要看看耶稣会怎么说。

法利赛人站在那里,每个人都很安静,没有人说一句话,你知道。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我能看到那个法利赛人义愤填膺,你知道,怒火中烧。哦,他都快爆炸了。他想:“这玷污了我的宴会……”
85

如今当人们看到像那样的一团糟时,他们仍然有着同样的想法,你知道。那是何等的一种羞耻。但对任何教会来说,看到一个新生命出现,那都是一种荣耀。

“哦,何等的羞耻。我会被革去主教的职位的。”他站在那里都快气炸了。他站在那里,所有……
耶稣看着这个妇人。过了一会,他将眼睛转向了四周。我们来看看他究竟是不是个先知(哦。),看看他是怎么说的。他说:“西门,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这就是了。我们来看看他是个先知不是。
他说:“你们邀请我来这里,我从我的安排中抽出身来。我把病人丢在门口那里躺着。我任凭患大麻风的在哭泣。我离开了在旷野中追随我的数不清的人们,还有那些在海边想要找到我的人;因为你邀请了我,我就来了。”
86

当我进门时,你没有洗我的脚。你任凭我这样走进门,来羞辱我,在众人面前丢我的人。你也没有给我膏油来膏抹我的手和我灼伤的脸,我在烈日下行走,为要来赴你的约。你从未那样作过。你也未亲吻我表示欢迎。你让我来到这里,像个流浪汉一样。但这个妇人……“哦,天啊。他要怎么说呢?”但这个妇人,她用眼泪洗我的脚。“哈利路亚!”自从她来到这里,就不住地用嘴亲吻我的脚。“是的。”我要对她说……“哦,他要说什么话呢?”你很多的罪都被赦免了。“就是那样。”你很多的罪,都被赦免了。“

87

哦,神啊。愿这也成为我的恳求。当我去到人生道路的尽头时,也能够这样。在我每一次服侍他时,都能听到他这么说,在每一次聚会中,我不管在哪里讲道,当每一个罪人被拉动时,我希望能听到他说:“你很多的罪都被赦免了。进到生命里面,享受我在创世之间就为你预备的喜乐吧。”我肯定我们都想要那样,不是吗?你不想吗?

让我们低头一会,来思想这些事。我们不想让我们的机会从身边溜走。
88

“你很多的罪……她的眼睛很不安,脸上也是乱七八糟的,但她所有臭名昭著的日子都过去了。她行的所有恶事,都在那时止住了。她进入了生命里面。

今天晚上,我想知道在这个会堂里有多少人对耶稣基督有足够的重视,以至于你想要来服侍他的?你能作的最好服侍就是像她所做的那样。上到祭坛这儿来一会。我们已经进行了几个晚上的身体方面的医治,现在让我们进行魂方面的医治。今晚为什么你们不上来,并说:“我要选择跟主一起被人藐视的少数人的道路。从今晚起,我要过一种生活,从他脚上洗掉那些肮脏。我要过一种完全圣洁的生活,直到我触摸到了,并且也知道我已经与基督联系在了一起。我要选择跟主一起被人藐视的少数人的道路。”
89

你想要来服侍他吗?如果你想的话,为什么不上来这里,在我们进入更深的服侍之前,在这祭坛边站一会呢?只要站在这里,说:“我想要从这里走出来,服侍耶稣。今晚,我想要去到祭坛上,承认我所有的罪。”

我看到了一个可怜的跛脚妇人,在用手帕擦她的眼睛,一个希腊弟兄把她带来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走了上来。过来,小伙子。不要担心。来这里,宝贝。神爱你。耶稣爱你,宝贝。站在这里。
主耶稣,请怜悯这个小男孩的这双柔弱的眼睛。主啊,我祈求你查看他的内心,主啊,洗掉他的一切罪。
这个宝贵的妇人,头发都灰白了。岁月在击打她,但她现在眼含热泪地走上来,主啊。她爱你,她想要来服侍你。主啊,当她这样作的时候,求你应允。主啊,求你用你的赦免擦去她的泪水,并把她所求的赐给她。
90

有谁来带走他们。神祝福……这里又上来了另一个人。神祝福你,先生。神啊,洗掉他的一切罪。请站在这里一会。

天父,这个人可能是被世界所遗弃的,也许他只是一个辛勤工作的普通劳动者,只是一个站在这里的普通人。也许,如果是总统或别的人来到这座城里,也根本不会认识这人。但耶稣来到时,他却认出了基督。神啊,求你赦免他的一切罪。今晚求你将蒙福的圣灵赐给他,就是他站在这里谦卑等候的生命活水。主啊,求你应允。
救主,救主,
请听我祷告……
现在祷告吧。每一个人,只要祈求神,“我能服侍你吗?”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这个周,他来到了你们的城里,赐给你们一个复兴,证明他就在你们中间。你们不愿意上来吗?
救主……
91

神祝福你……要有勇气……天父,求你把灵魂的救恩赐给我的弟兄。愿他的一切罪都被主耶稣的宝血所涂抹。主啊,他上来相信。他想要来服侍神。父啊,求你为他预备一个地方。今晚就将他放进你的国度,赐给他圣灵,他在等候听到你从天国而来的回应。我奉耶稣的名求。

还有别人吗,现在尽管上来吧。这个人站在这里,泪流满面,又大又粗糙的手紧紧拉着我的手。这代表着他深深的真诚。他是这样的。因此,他现在就从死亡进入了永生。
92

这里是一个宝贵的妇人。另一个,另一个西班牙妇人上来了。神祝福你,姐妹。

天父,祝福我们的姐妹。今晚愿她来服侍拿撒勒人耶稣,使她所有的羞耻都得到主耶稣宝贵圣名的涂抹。主啊,求你应允。
这个小妇人,抽动着肩膀,劳苦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也许这双无力的手曾从很多小孩子的脸颊上擦去过他们的泪水。主啊,今晚,也有一只赦免的手能擦去她的泪水。就是那只临到了那个妇人的手,说:“你很多的罪都被赦免了。”主啊,祝福她。奉耶稣的名,求你应允她。
93

主啊,另一个人站在这里,正从眼中擦去她的泪水。主啊,求你借着耶稣基督的名赐给她永生。让圣灵临到她身上。她知道她的所需。我祈求你现在祝福她。愿她从这里出去……

天父,我按手在这些妇人身上。她们想要服侍耶稣。主啊,求你应允,奉主耶稣的名,求你应允她们。
主神啊,这里有一个宝贵的弟兄,今晚愿他许多的罪都得到赦免。主啊,求你也应允这个弟兄。
94

你们不想要上来吗?从你的座位上出来吧。你们如今这些不冷不热的人,你们退后的人,或是其他人,朋友们,不要碰运气。看看这个周在这里所发生的事,这些事是从拿撒勒人耶稣以来从未成就过的。这表明了什么?末世的时间到了。

如果你是灵里冷漠的,你为什么不上来说:“主啊,我想要重新奉献我自己。我还没有作那些我本该去作的事。”上来跟站在这里的这些人一起吧。
有一家人一起走上来了。你们不冷不热的人,或者你们还从未领受圣灵的人,为什么不走上来呢?
95

一对年轻的夫妇哭着走了上来。年轻的男人女人走了上来,正在用手帕从他们的眼睛里擦去泪水。是的。

单单靠赖十架功能,
我寻求你面;
医我伤痛破碎心灵,
用恩典救我。
救主,救主,
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莫把我丢掉。
96

E-96你们不愿意站起来吗?来吧,你们需要基督的人。看看他在这个周里所做的。记住,他现在就在这里。这是主如此说。你们都知道今早在早餐会上我所教导的。圣灵,神的使者,现在就在这里,不断地告诫我,“继续呼召。下面还有人要上来。”来吧。记住,到审判的那日,我就没有任何责任了。

现在来吧,因为他,主神,就是在这个周里辨明了人心中主意的那位,不断地告诉我:“坚持你的呼召;让他们上来。在下面还应该有人要上来。”
救主,(来吧,服侍他,你们不愿意吗?)
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莫把我丢掉。
97

呐,上来吧,朋友们。我们没有发出顺序牌什么的,分成一、二,我们只有一步。那就是男人女人们站起来,来到主面前。来相信他。

我寻求你面;
医我伤痛破碎心灵,
用恩典救我。
现在上来吧。来吧,看看站在这周围的人们。真是太好了,当水被搅动的时候上来吧。
……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莫把我丢掉。
举起你们的手,从内心深处来唱。
救主,救主……
现在就站起来吧,上到祭坛这里来。站起来。上来站在祭坛周围。让我们祷告。
……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只要来服侍主。从你的过道上走下来。说:“主啊,这是我的服侍。我要来做出公开的承认。我在这里。主啊,我错了。我做错了。现在请帮助我。我来要承认我的罪。”哦,这真是个蒙福的时刻。
救主,救主,
请听我祷告,
当……(是的,年轻的女士。你就是其中的一个。)
……正向别人呼召,
莫把我丢掉。
救主,救主……
现在就来服侍他。上来吧。任凭痛悔的泪水流淌吧。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莫把我丢掉。
98

在这里的每一个基督徒又怎么样呢?让我们奉献给主。每一个重生的基督徒,现在请站起来,让我们奉献给神。如果可以的话,请向前一些。上来围着这里。让我们奉献给神,每一个人。我们都想要为基督作的更多。每一个人……

主啊,我要把我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对你的服侍上。主啊,我要献出我自己。每一个基督徒都在奉献他们自己。是什么把你们这些罪人带到这里来的?
是神把你们带上来的。神就在这里,要拿走你们的罪。哈利路亚。
……呼召,
莫把我丢掉。(每一个人。)
救主,救主,
请听……
这将会打破坚冰。这将会发起一场复兴。这将会燃起炽热的火焰。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
莫把我丢掉。
呐,让我们每一个人都献上赞美。举起你们的手,闭上你们的眼睛。祷告。一直祷告,直到神把圣灵倾倒在会众中间。奉耶稣的名,荣耀归于……服侍。请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