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30B 起初并不是这样

1

你们知道,传道人总是很啰嗦,我就是这样。所以我……我想我们只有几分钟时间,大约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就那么长,对吗?我想要说,我的确很享受跟你们这些朋友呆在一起的这些时间。今天早上进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姐妹,那天晚上我在一个异象中见过她,然后发现她是……有一次在聚会中,她的淋巴肉芽肿病得到了医治,圣灵在三个不同的时间把这个妇人叫了出来。

2

然后,我又遇见了这里的这个弟兄,他参加过我的另一次聚会,他脸上有癌症,但现在主已经医治了他,就是杰克逊弟兄,风琴师。然后,这使我想起了,在莱克波特,我们最近刚在那里举行过聚会。有一个德国人,或是某个从山另一边过来的人,他让他的妻子躺在那里。圣灵正在分辨人心,告诉他说他做过一个应许,如果主让他妻子的癌症得医治的话,他就奉献一笔钱给教会;圣灵告诉他说,他不必持守那个许诺。神拥有一切。然后,那个妇人就得了医治。她现在仍然活着,我看到了她。

就在那次,他们拍下了主的天使立在那里的照片,就是那彩虹的颜色。你们很多人都见过那张照片。
3

然后发现我们的主席弟兄以为我们都是经过充分训练的弟兄,到最后却发现他是个阿肯色州临时雇工。你有……是的,先生。是的,先生。他们告诉我说,如果你把阿肯色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人从加利福尼亚州抽出来,那加利福尼亚州就不存在了。哦,这里肯定有一些很好的朋友是从阿肯色州来的。我确信,如果我去到天国,我将会看到很多从阿肯色州,俄克拉荷马州,以及世界各地来的人。我们很高兴能来到这里,享受这团契的时光。

4

有人告诉我说,在这里某个地方有一个小妇人……我相信就是这里的这个妇人,这个男人和他的妻子。这个妇人说昨晚在聚会中她被叫了出来,她患有某种肿瘤,或是在她身上有别的病。不同的人……我想也许我可以用这点时间稍微作一下解释。

5

呐,你看着你的表,不要害羞,当时间到了时,你就拉拉我的大衣,因为我是在讲道。我不用跟他说了,他已经逃走了。瞧?所以我知道……但是我们……这里的这个房间,他们可能要用它。这岂不是一顿很丰盛的早餐吗?你们很喜欢这早餐吧?这是一顿真正的阿肯色早餐(是的。),火腿和鸡蛋,等等。

6

这次聚会,我们感到是主引领我们来到这里,享受这团契时光。这真的是很美好。

呐,异象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我们刚才坐在这里讨论在过去的早期聚会中,人们是如何开车……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坐三千英里的出租车来参加聚会。呐,记住,他还跟他那时一样,是神。瞧?从那时到现在,这事工提升了百分之百(瞧?),这事工。但复兴的灵已经离开了人们。瞧?它已经离开了。看上去好像人们的热情不再像以前那样高涨了。
7

呐,异象就是这样出现的。呐,我们在这里的姐妹,奇怪的是……那天晚上当我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弟兄(她正在告诉我她坐在那里看着他的脸的故事,你瞧),并看着这个妇人。然后我又注意到后面,我就看到有东西又从这个方向出现了,我看了看,就是这个妇人。我根本不知道事情将会怎样,你知道。我不知道那是他的妻子。然后看到异象被打开了。那是在他们家里,我知道那必定是他的妻子。她那样做了有三次。

8

呐,那是她对这恩赐的信心。瞧?她没有认识到,但她就是使事情成就的那位。她自己使事情成就了。呐,让我们来稍微思想一下,也许在这几分钟里,你就可以更好地明白所发生的事。让我们归功于我们的主,因为毕竟万有都是属他的。瞧?是他的,不是我们的。不会是我们传道人弟兄中的任何一个或是任何人。是……

我们不能声称是借着我们自己的智慧在传讲这福音。我们是在借着神的大能传讲福音。你们传道人都是这样。是神的大能临到了你,恩膏了你。即使是在你的事工中,你要说什么东西,但有时你……“我怎么改变了我的主题?”你也许认为会众都错过了那个。但也许某一个人就坐在下面,神使整个信息都指向了那一个人。
9

有时候,你注意到你完全地投入到讲道中,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然后,在下一次,你却转过头来,说的一些东西看起来是跟那个相矛盾的。你想:“我是个假冒伪善的人吗?”瞧?但你看,那是神在你里面工作。正如那天晚上我讲到的约拿。瞧,他没有在神的旨意中;神在他里面运行。神差派他去到一个方向,但他去到了另一个方向,神把他扭了过来。瞧?那就是方法……有时候我说了一些事,然后我转过来想:“我到底是怎么了?”然后却发现那是圣灵。当一个人借着灵感讲道时,他必须要把自己完全顺服给圣灵。那是唯一的方式,我们能……哦,我要那样做,因为我没有智慧来组织一篇讲道或别的什么。

10

你们传道人弟兄们,当我们在一起时,我曾在讲台上说过这个。我想要再说一遍。我尽量使聚会简易,你知道,这样人们就能……他们中有很多人……我认识到这个地区,这是一个天主教所辖制的地区。瞧?这些人刚刚进来,他们只是……如果你讲的太强烈了,他们就无法明白。

11

呐,让我们以我们的主为我们的榜样,因为他说他是我们的榜样。呐,他的生命就在我们里面。现在,让我们这样来想,只是想从中抽取一个思想,不是要讲一个主题,但耶稣有一次说,他讲到了结婚与离婚,他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呐,我们必须要回到起初来明白一切,因为我们现在明白,一切事情都有一个开始。永恒的事物没有起头,因为永恒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任何东西,有开始就一定有结束。呐,创世记就是种子篇,所以我们必须要回到创世记。
12

我查考过很多教会历史的书,希斯洛普写的“两个巴比伦”(你们也许已经学习过。),和福克斯写的“血证士”,以及前尼西亚大会,尼西亚之父,等等。你回过头去,就可以发现在这地上的每一个灵,每一个变化,等等,如果你回过头去,都是从创世纪开始的。然后到了开花的时间,一段繁荣期。你看,从他们出来的该隐和亚伯。看看这两个人,向前一直到了犹大和耶稣。然后,继续向前,(你瞧?)一直到了这最后的时刻,在这里,敌基督和基督的圣灵是那样相似,倘若可行,连选民也要被迷惑。呐,圣经教导过我们这点,我们也知道这是真的。

13

呐,让我们来看我们的主。当他在这地上时,他们没有宣称要行神迹。他说,那是父神住在他里面,他是……他借着自己表达了神。换句话说,神为自己造了一个身体,住在里面。神下来,在基督的肉身里彰显出来。那不是耶稣,那个身体,神的儿子;那是荣耀的神在神的儿子里面,借着他自己表现出神的荣耀(你瞧?)。荣耀的神彰显出神的荣耀。在他里面……神住在他里面,反映出神来。

呐,那也是我们每一个传道人所该做的。我们反映出神,神也在我们里面。那是神能运行的唯一方式,人们能看到神,就是借着我们,他的仆人们。人们无法读到一本圣经,但他们会读你。瞧,所以你要反映出基督。你的行走,说话,行为都可以反映出基督。
14

你也许不认为人们正在看着你,但他们在看着你的每一步。对很多人来说,你就是一本圣经。因此,我们必须要留意我们所做的事,我们的生意往来,以及我们所行的一切事。要把你自己完全顺服给圣灵,神就能借着你反映出他自己,就像我说过的葡萄树一样。耶稣在约翰福音15章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现在记住,葡萄树不结果子;是枝子结果子。但它从葡萄树里吸取生命。

15

呐,几个月前,我去到亚利桑那州,我的一个宝贵朋友那里,约翰·夏里特。他有很多的柑橘林。他曾是个很穷的弟兄,一个五旬节派的弟兄,主祝福了他,现在他拥有……那天,我想,他告诉我说他拥有四万九千英亩的棉田等等,主在财政方面祝福了他。他开着一辆老式的雪佛兰车到处走,防晒板都耷拉了下来。我们……

他指给我看一棵长了五六种不同水果的树,不同种类的水果长在那一棵树上。呐,起初,那是一棵桔子树,但他们在这棵桔子树上嫁接了柠檬,蜜柚,柑橘,柚子,任何柑橘科水果都可以长在那棵树上。
16

我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夏里特弟兄。呐,明年下一批果实长出来时,都会是桔子吗?”

他说:“哦,不,啊哈。”他说:“葡萄树……柚子的枝条会长出柚子,柠檬的枝条会长出柠檬。”
我说:“呐,等一下,在同一棵桔子树上吗?”
他说:“是的。这都是柑橘类水果,但树上的枝条会各从其类地长出果实来。”
我说:“呐,如果这棵树本身长出另一根枝条来,那会是什么呢?”
他说:“跟起初一样。还将是一棵桔子树。”
我说:“我明白了。”瞧?
17

呐,基督就是枝子……他是葡萄树。但如果我们嫁接在……今早,在我们中间,可能有不同的宗派:神的会,一神论,神之教会,所有那些不同的教会,宗派。瞧?如果我们拿来我们宗派的枝子,插在上面,它就会结出宗派的果子。那就是我们……加入基督徒名字的行列,有基督徒的生命,就象柑橘类水果,我们嫁接在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天主教之上。所有不同的种类都是在基督的名字之下。

但你是否注意到,当原本的树长出一根起初的枝条,当那棵葡萄树长出它的第一根枝条,就会接着写出一部使徒行传来。这些教会,宗派,靠着基督信仰的这棵柑橘树生活着;但如果这棵真葡萄树长出另外的枝条来,他们就会接着写出一部使徒行传来。是的(瞧?),因为它会结出果实来。
18

作为传道人,我们不能让我们的生命扎根在某种组织中。我是说,那些东西在保持弟兄之爱方面是很好的。但他们有他们的位置,我们自己必须要完全地顺服在基督里面,好让圣灵能借着我们涌流出来。瞧?这会结出五旬节最初的果子出来,圣灵的果子就是爱,喜乐,和平,恒久忍耐,你知道,那些真实的东西。

19

呐,只是……现在我必须要停下,但……在这里,当基督在地上时,他就是那棵葡萄树。他带来了压顶石,我们知道……我们都知道这点。他要居首位。呐,当他四下里走时,让我们注视着他。他不会穿着跟别人不同的衣服到处走的。他不会有不同寻常的行为。他是一个非常柔和的人,正如我不久前所传讲的“被遗忘的祝福。”在马太福音11章6节,我们可以看到,首先施洗约翰被差派了出去,你知道,向人们介绍弥赛亚。他是一个伟大的先知,约翰,在两个时代中间,在律法和恩典中间。他传讲说,有一位弥赛亚要来到,他要完全扬净他的场,收割庄稼,他将会成为一位伟大的弥赛亚,会把罗马帝国撕得粉碎。

20

然后,约翰在旷野中等候,直到他确切地知道了那个迹象是什么样的。他从未上过学。记住,约翰在九岁的时候就去了旷野。他有一个从神而来的使命。那不可能是那种委婉式的讲道方式。它必须是真实无伪的。所以他就一直在旷野等候,直到他听到了从神来的声音。

神说:“你会认出他的,因为在他头上会有一个迹象。你会看到这个迹象的,那就是弥赛亚。”
约翰做见证,说:“我看到神的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他就公开宣告说:“这就是弥赛亚。”
21

但后来,某些令人失望的事发生了。这也发生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上。在你的医治等等方面,你会发现看起来某些事情没有完全正确地运行。记住,那是仇敌,神准许他给你一个试炼,看看你会怎么做。

呐,虽然耶稣的来到跟约翰所说的完全一样外,约翰看到那迹象,就知道那是他。他就介绍给了众人,“这就是他,因为我看到了神告诉我的迹象。”
但当他卷入到麻烦中时,他鹰的眼睛变得模糊了,就像彭伯所说的,他看不清楚了。他想:“我传讲说弥赛亚要来释放他的百姓。但在这里的是一个温和的人,到处被推来搡去,一个奇怪的弥赛亚。”
22

让他无法理解的是,有迹象在他身上,但他却又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他不是像他所想的那样,这个伟大的人要出来把一切撕得粉碎。他是个矮小、温和、温顺的人,你知道,被推来搡去。“这个人好奇怪啊!”

他就差了两个门徒去,说:“去问问他,他就是那位吗?”呐,那是他给耶稣的最差劲的赞美,在他宣告那就是弥赛亚之后,又回过头来说:“那是他吗?”但耶稣体谅我们的软弱。他转过身来将他能给予所有人的最伟大的称赞给了约翰。
注意他,当约翰来说……约翰差了他的门徒,去说:“是你呢?还是我们要等候别人呢?”
23

呐,耶稣从未……约翰在监牢里,耶稣知道这点。他从未给他一本书,告诉他在监狱里该如何表现(或像那样的东西),或告诉他一些抗议的规章制度。他只是说:“呆在这里,直等到聚会结束。然后去告诉约翰你们所看到的一切。”

当他们看到瘸子行走,瞎眼的得看见……我可以想象并看到我们的主站在那里,当那些门徒越过山顶消失时,他正看着他们。他转过身来说:“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呢?你们要出去看风吹动的芦苇吗?”那不是约翰。不,不是。不是约翰。你不能把他从一个地方推到另一个地方。他说:“但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呢,一个穿着翻领的衣服,你知道,穿着很好的衣服等等的人吗?”他说:“他们只会亲吻婴孩,证婚,埋葬死人。他们是在王宫里。”
24

那是……他们不知道……他们会玩弄小刀。但他们不知道怎样握住一把两刃的利剑,站在前线,在那里迎战魔鬼等等。他们不是那种的人。耶稣说:“你们不……那不是你们出去要看的。你们出去要看什么呢?先知吗?”他说:“我告诉你们,他比先知大多了。”是的。他是立约的使者,他是比先知要大多了。他把那些连结在了一起。

25

呐,我们发现我们的主在他的事工中,他宣称他若不先看见父所作的,他就什么都不作。他把所有的赞美都归给神,就是那些非同寻常、超自然的事。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盔甲,弟兄,我们所有的盔甲都是超自然的。我们……我们拥有的都不是自然的东西,我们必须要相信它。

圣灵的果子是什么?爱,喜乐,和平,恒久忍耐,温柔,良善,忍耐。呐,你去药店给我买一些忍耐来。我需要它。五美元价值的爱,我需要很多。明白吗?瞧,那都是看不见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全副军装。我们站在看不见的世界里注视着看不见的事物。是的,对我们来说,我们能看到它们,因为我们的信心能察觉到它们并说它就在那里。瞧?
26

当耶稣……一天,一种疾病去到了他朋友的家中,他却走开了。天父告诉他走开的,因为他说(约翰福音5:19)若不是父先指示他,不是父先告诉他,显明给他看,他就什么也不做。他走开了。

拉撒路可爱的姐姐们差人去找他,说:“来为你的朋友祷告吧。他病了。”在他们脱离了他们的教会等等一切,成为了他的门徒之后,他不是去到那位可爱的朋友那里,在他有需要的时候帮助他们,而是不理会那个呼召,走开了。然后他们又差了人去,他不是回应那个呼召,而是走得更远了。
呐,看起来,这会把任何人都撕碎的。明白吗?但当信心抓牢了某样东西时,就没有什么能妨碍了。信心会持守在那里。瞧?
27

呐,当他返回来后,最后他说:“拉撒路睡了。”那就是他知道的样子。

但门徒们说:“哦,如果他睡了,他就是在休息,对他就有益处了。”
所以他必须要用他们的语言告诉他们:“他死了。为了你们的缘故,我很高兴我不在那里。但我要去叫醒他。”
当马大看到他进城后,她就去到他面前,说:“主啊,如果你早在这里,我的弟兄就不会死。但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瞧?
他说:“你的弟兄必会复活。”
28

呐,你是否注意到,当他去到拉撒路的坟墓时……呐,他早已经……他确切地知道什么事会发生。我确信我们都相信这点。他知道,因为他说,若不是父先指示他,他就什么都不做,那就是他没有去的原因。那就是为什么他说:“为了你们的缘故,我很高兴我不在那里,”因为他们要求他去为拉撒路祷告,但他早就借着异象知道了他不能去为拉撒路祷告。他要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瞧?他说:“我要去叫醒他。”

但你记住,当他站在坟墓前时,他说:“你们已经……但为了这些人,我这样说。”以此作为一个例子。
然后他就从坟墓里叫出了拉撒路,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他把拉撒路的生命又叫了回来,拉撒路就站起来又活了。没有任何地方说到耶稣变得软弱了,或由此而产生什么身体上的反应。为什么?那是父在使用他自己的恩赐。神完全主动地告诉了他。
29

但有一天经过一大群人时,一个小妇人摸到了他的衣裳繸子……一个处在绝经期的小妇人患有血漏。她摸到了他的衣裳。他就停下身来说:“谁在摸我?我觉得我变虚弱了。”瞧,那是这个妇人在使用神的恩赐。明白吗?耶稣是神的恩赐。当神赐下他的儿子时,这就是神给予世人的最伟大的礼物。我们都承认这点。明白吗?瞧,神在使用他的恩赐。

30

它就像这样;我们都……在这镇上有一个狂欢节。我们南方人,你们知道,没有什么钱,但我们想要看这场表演。狂欢节是在一个大栅栏里面。这里的威廉斯弟兄,比方说他很矮小但很强壮,很结实。而我是个又大,又高,又瘦的家伙。也许他强壮的可以背水给大象喝。他很强壮。但我不能那样:我身高离地面太高了。明白吗?我不能像他那样硬挤,因为他被造的就很矮小、强壮。呐,他长成那样是身不由己的,我长成这样也是身不由己的。

那也是我们每一个传道人的样子。明白吗?我们是什么样,是身不由己的。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神是借着他至高的恩典做的。
31

哦,呐,我们都想知道在那帷幕后面到底是怎样的。这就是我们所有人今天正在做的。那是怎么样的?在那后面有什么?我们来……就好像名字叫作安吉尔·兰德的英格兰国王,那时,圣徒尼克劳斯去到那里,他奉主的名给国王施洗了。那天晚上他坐在壁炉旁边,一只麻雀从黑暗中飞来,飞进来,转了一圈,又飞回去了,圣徒尼克劳斯对国王说,“它是从哪里来的,它又要往哪里去?”瞧?那触动了国王。他就给国王施洗了:这就是英格兰基督信仰的起头。

呐,“它从哪里来?”这个想法,一个他所知道的地方……他的思想无法捕捉到它。然后,他闭上眼睛,就回到了那个地方。他有智慧,他知道。他知道他是从某个地方来的,他知道他又要去到某个地方,但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呐,这也是我们所有人都想要寻找的。呐,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那片地上的使者。
32

呐,我们今早站在这里,我们环顾四周,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们占据的。但最后我看到,在上面这最高的地方有一个小孔。我说:“威尔逊弟兄……”

“伯兰罕弟兄,我永远做不到。我被造就离地很近。我不可能做到。”
但我被造的不一样。如果我跳起来,跳得像那样高,我就能够得着它,就可以用我的手指抓住它,停留在那里,往外看。我们都想知道那边是怎样的。呐,这样的表述是一种粗鲁的方式,但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就是我们今早站在一起时各自的位置。明白吗?你有事情要做;我也有事情要做。
33

我,我生来就能看到异象。呐,站在这讲台上,某个人就会出现在我面前。呐,这需要他们的信心来成就这个。这是他们自己的信心。呐,这就好比一个齿轮,咬进另一个齿轮里,替换……你正在往山上开一辆车,那就要替换齿轮。瞧?我无法替换那个齿轮。要神来做。

然后,也许在我去到聚会前的几个小时,我独自在祷告。那时,我就会看到那光来到我身边,没有人跟我说话,我会完全进入到那光里面。最好是我进到教会里,什么都不说,不讲,直接叫祷告队列;那会更好的。但我没有那样做,而是会讲一会。那种聚会无法持续很长时间,因为那会消耗掉在你里面的生命。
34

但,现在这里站着一个人。现在我们都站在这里。我们想要看到帷幕的后面。呐,我跳得很高,像这样跑上去,抓住,停在那里,然后再跳下来。

“你看到了什么,伯兰罕弟兄?”
“一头大象。”
“哦,是吗?你还看到别的东西吗?”
“我的时间只够看那个了。”
“咻。”这很强烈。瞧?几乎要使我虚脱了。那是什么?那个人就站在我面前。瞧,是他们在从你里面抽取某些东西。你瞧?
“你看到了什么?”
“你有肿瘤。”异象就离开了我。明白吗?那是一种紧张。我就累了。
“你看到了什么,伯兰罕弟兄?”我就必须要再上去。是的。你知道,你就必须要再上去,用力拉住。首先你知道,我回来说:“你是某某女士,从某处……”瞧?就是那样。你是自己在做。那是你,不是在使用我,而是在使用神所赐给你们的一个恩赐。瞧,明白吗?但我的肉身却会受到伤害。
35

呐,如果导演,就是整件事的老板,他过来,那会怎么样呢?他说:“你在看什么呢?伯兰罕弟兄。哦,我认识你。我想要给你看些东西。”就把我提起来,把我放在他手上,或像那样,并说:“你看到这个帐篷了吗?这些人在做这个,下到这里,出去到那里,还有这里,到那里。”我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瞧?是的。然后当他让我下来时,我就不会累。瞧?那是神在使用他自己的恩赐。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那就是事情成就的方式。

36

呐,这里的人,这里有些人是跟我一起的……也许你们有一些人对我很陌生。异象出现在那里,当至高的神将它赐下来时,就不再有任何的抱怨了,有时候在恩膏下,身体都没有呼吸了,停止呼吸有五六分钟时间。瞧?神把要发生的事说得一点都不差,将在哪里发生,事情会怎么发生等等,整件事的方方面面。神是我的审判官,我现在就站在他的圣经面前,成千上万次,没有哪一次有一点落空过。没有人会反对这点。

37

但在一次聚会中,当一个人过来时,就好像……那是他们在使用那同一个恩赐。瞧?是那个人在使用它。呐,你明白了吗?当耶稣使拉撒路从坟墓里复活时,他没有感到任何疲劳,因为是天父告诉他的。明白吗?但现在,轮到一个妇人使用那个恩赐时,能力就从他身上出去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就是那个导致的。

朋友们,是你们使事情成就的。瞧?不是我,是你们的信心做的。
38

呐,有一件事是我想要在这里再说说的,因为他们或许会把我们从这里赶出去。但现在,注意我所说的,不要立马就离开。瞧?我想博德斯弟兄也许会在公开的聚会中向你们解释的。瞧,不要很快离开。当说到:“这里有一个人,他站在这里,患有肿瘤,或是癌症,或……”这里,让我给你做一点小小的说明;瞧,我们要让这里的威廉斯弟兄,我想……我们还有多一点时间吗?这不会花……

39

呐,我以前从未看到过他:假设说我以前从未见过他。我是在纽约城里。他今天要去到外面去看医生,他穿着那身颜色很浅的西装,打着领带。他去看医生。医生说:“牧师,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患有结核病。现在没有任何东西能帮助你。你现在的病情已经是晚期了,没法治了,这病会杀死你的。”

哦,他就开始想。他的信心抓牢了。“我相信我要让伯兰罕弟兄来为我祷告。”他听说了聚会,就去到了纽约城。我就在纽约。他穿着一套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摘掉了他的眼镜。他走上台,我正站在那里。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他也从未见过我。我说:“你好吗?先生。”我是在做什么?接触他的灵(瞧?)要看看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有时候会碰到冒名顶替者,遇到批评者。昨晚在聚会中我们就有一个,几乎要把我撕成碎片了。那就是我无法叫祷告队列的原因。非常糟糕。
40

那时,我站在那里,我说:“你好。”

他说:“你好。”
我们进行了一会谈话。过了不久,我看到某样东西出现在我面前。我说;“你患有……”我进行了一个美好、长时间的辨别人心。那天晚上,没有任何人上到讲台上,只有他(瞧?)在那里。我说:“你患有肺结核。”
“是的。”
“呐,你去看过医生。医生长着胡子,戴着眼镜,花白的头发,他给你做了检查,说……你不是这里人。你是从一个有很多沙子的地区之类的地方来的。是加利福尼亚。”
“是的,没错。”
“你是一个福音传道人。”
41

瞧,我正在注视着他所做的事。也许我来到这个聚会中,可能会遇到其他人。最近,他穿着一套白西装,浅颜色的西装,打着浅颜色的领带。“你正坐在桌子边听某个人说话。你戴着眼睛。一个妇人就坐在你旁边,体型有点胖,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裙子。”你知道这都是正确的。瞧?异象就离开了我。我都不知道我说了什么。瞧?我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那一切。

哦,也许那时他全身都发抖了。“赞美神,是的。我听到了伯兰罕弟兄所说的(瞧?),完全都对。我当时是穿着那套西装。哈利路亚。”他就离开了讲台。
42

呐,他没有等足够很长的时间。瞧?他只是……那是他做的。那是他自己的信心成就的。呐,要等等看神对此是怎么说的。瞧?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发生……我在那里站一会,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一直注视着。如果没有别的事发生,我就往后看。如果他没有被阴影罩着了,我就会说:“我为你祷告,先生。”然后就打发他下去。

但如果你听到有回话说:“主如此说。”瞧?那是你的信心将那个从神那里拉动下来的;但现在,是神在向你回话。瞧?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因为我……
那是他自己的信心成就的。没有说他得了医治了。瞧?只有他的信心能推动神做事。神预先说了。呐,要等候直到它被预言了。瞧?然后有话回来……我看到也许是多年后的他,一个老年人。瞧?我说;“先生,主如此说,你得医治了。因着这个,去提升你的信心,明天你会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你将会从街上走下去,有人会撞着你的胳膊。你会转过身来。那是一个小伙子。你会抬头看一下钟,时间刚好指向十二点,一点不差。因着这个你就知道了。”瞧?一个是他在拉动神,另一个是神赐给他的。是他先做的。呐,那就是主如此说。瞧?那是接下来的。明白吗?
43

然后,第二天,他就跑出去,对跟他一起的朋友们说,就是你们当中的传道人朋友,“那岂不是很奇怪吗?”瞧?如果只是他的信心成就了某事,他就知道他触摸到了神。呐,神是怎么对他说的呢?他没有等到足够长的时间来搞明白。瞧?他立刻就离开了讲台。

呐,他第二天早上正要去到处说:“你知道吗?”就有东西撞到了他,说:“怎么样?”(当当,十二点了)。说:“怎么样?”哦,那时,就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他怀疑了。信心就锚定在了那里。瞧?
44

埃文斯弟兄就在这里,正坐在这里。呐,我们认识到我们不能把神的恩赐当作显灵板来使用。我们认识到了这个。我们不能玩弄神的恩赐。神不会让任何人那样做的。是的。这个人来看我,他和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孩子。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可以讲,但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一个小小的见证。他有一辆新车,他们所有的衣服等等东西都在里面。他把车停在路易斯维尔的米勒自助餐厅。在肯塔基,你可以卖掉一辆车,只要你有……他们会为你换掉标志。瞧?他们有一个盗窃团伙,可以偷车,开走,喷漆,换掉标志,然后卖掉。哦,他们真是……太糟糕了。

45

埃文斯先生,从几百英里外过来(从乔治亚州开了大约七百五十英里过来),刚把车开进去,拔出钥匙,进去吃饭。回来后发现,车,衣服,录音机,等等都不见了,丢了,不知道哪里去了。他就站在那里,离家有几百英里远,没有钱,没有衣服,什么都没有,一辆新车也丢了。

哦,他们跟索斯曼弟兄在一起,我相信辛普森弟兄,几个其他的弟兄也在。最后他们说:“让我们求告主。”他们说:“让我们上去找伯兰罕弟兄祷告。”他们就去到了我家。当时正在进行私人会面。瞧?我们呆在主的面前,直到有事情发生了。那像是在讲台上的聚会这样。那时你要呆在那里,等待。从海外和世界各地来的人都坐在那里,等候……有三百多个约见在等着(瞧?),人们从各地而来,为要搞清楚那些事情。
46

所以,埃文斯弟兄,佛瑞德弟兄,他们很多人都去到了我家里,四五个弟兄。威廉斯弟兄,我不知道你那天早上有没有跟他们在一起。我知道佛瑞德在,但我不记得有多少人在那里了。我们去到主面前祷告。

呐,这里都是传道人,我猜。你们所有人都是信徒。瞧,你必须要搞清楚状况。在你能找到治疗方法之前,你总应该先找到原因。明白吗?一个医生,如果你进到他的办公室,说:“医生,我病了,我胃疼。”他只给你一些阿司匹林,然后就送走你,他就是在敷衍你。瞧?一个真正的医生会诊断那个病情,直到他找到了病因。这也同样贯穿在祷告队列中,按手在人们身上,说:“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要相信。荣耀归神。握手……”瞧?让我们先找到原因。瞧?
47

也许是这样的,神将一个灾祸放在那个人身上,为要使他们去做某事,而你却去把它拿走了,就像摩西击打磐石,或者是以利沙,因为被人叫作是秃头的,就咒诅了那些小孩子等等。你必须要注意使用神的恩赐。你必须要注意你是在做什么(瞧?),当你去咒诅和践踏魔鬼时,或做像那样的事,而你却不知道你在说的是什么,你就会为神惹上麻烦(瞧?),因为你必须要认识到所发生的事。有什么东西导致了这事发生,所以你最好等着,并告诉那人这事,先把事情纠正了。

所以,应该做的事就是等候,直到你发现了原因。然后你……治疗方法已经是完美的了,只要你能找出原因。把原因处理掉,他们……就好像,如果一块土块躺在某样东西上……比方说一块玉米地,一根棍子横在上面,使得玉米长得歪曲了,只有把棍子挪开,玉米就会长直。这也是同样的道理。瞧?你必须要先找出原因来。要找出是什么导致了那样的事。
48

呐,埃文斯先生进来,他说;“伯兰罕弟兄,”他就跟我讲了事情经过。

我说:“让我们去到神面前。”我们就跪下祷告。当在祷告时,我……
你必须要先出去。那是使人复活的方式……你们在聚会中听到过;你们看到过,也知道这是记在报纸上的:医生签署了声明说那些人已经死了。在我自己的卑微事工中,我就见过有五个人。你必须要发现那个已经在外面某处的魂,使它返回来,把它带回来。圣灵就上路了,神赐下了他的道,赐下了他的道。瞧?
49

圣灵去到外面,看到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件黄色的衬衫(曾经是一个基督徒,并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里长大的),他坐在埃文斯弟兄的车里,正在往肯塔基的鲍林格林开,离开路易斯维尔已经有一百一十八英里了。当我们在祷告时,圣灵就谴责了他,告诉他做错了。他正在为那个团伙工作,他是在做错事。然后圣灵,道,在祷告中就抓住了他,他就回过头,开回来了。

我看到他把车又开回来,停在了某个地方。我就站起来,告诉了埃文斯弟兄这事;一切就好了。在他回家的路上……呐,车是在河对面的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被偷的,在河对岸一英里远,然后上去就是米勒自助餐厅。车就是在那里被偷的。而在这里车是被从鲍林格林开回来的。他有一满箱的汽油,一半被用掉了,就在那里那个男孩把车开下来,掉头开了回来,把车停在了那里的路上……在去外面拖车营地的路上,他找到了那车,跟异象中说的完全一样地停在那里。瞧?那是神的灵去到外面抓住了他。
50

在这点上,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只是要给你看一个相反的例子,然后我就结束,我保证,这样他们……还是这同一个人,有一个人从他那里买了一辆车,却不付钱给他。就跑掉了。当我们祷告时,主的灵就去追上那个人,但他是一个残暴、不敬虔的罪人。瞧,神的道对他不起作用。因此,神必须要以另外的方式工作,使他回转。

一天,当他来到我的家时,我告诉他:“我们要路过鲍林格林。”我要去到他家,下去钓鱼,他和他妻子还有我都坐在车子里。他立刻就明白了。
呐,他说:“我必须……我最好避开,不去那里。”
我说:“如果你想要回你的钱,你最好现在就去。”他就去了;那人就把钱全部付清了。瞧?
51

瞧,神知道如何使事情成就。瞧?但有时候是一个延迟的事例……呐,这个案例延迟了一两个月或更久,两个月(怎么说?)……事情发生了两年。但你瞧,他祈求并知道如果我们求这件事……

马大说:“我的兄弟死了。他现在就躺在外面的坟墓里。但即便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就是那样。瞧?无论你求什么,神必会赐给你。两年之后,他依然持守着。他知道他会得到的。瞧?神正确地处理了,他就得到了。
就是这样,弟兄们。是神在把他自己反映在我们的生活中。
52

我可以整天讲给你们听。你们是如此美好的一群人。我非常爱你们。我的基督徒朋友们,我来这里是要帮助你们的。我来这里是要尽我所能做的一切,跟你们弟兄们一起撒网。呐,今天有时候人们都说:“我们知道。”。

在这些事情上,有太多属肉体的模仿者了。你们都明白这点。这是必定会出现的。以前摩西出去,行了超自然的事,跟随他的是一帮混杂的人。后来就激怒了营中的人,像可拉,等等,你知道。我们都明白这点。这就导致了那结局,弟兄们。
我……有时候牧师是有一点点多疑的,我不是责备他们。他们有羊群要喂养。你瞧?他们……我一点都没有觉得要反对那些弟兄,更别说谴责他们了。对此我没有感觉到糟糕,因为他们是牧人。你明白吗?但我想要你们知道,作为我的弟兄,结局就快要到了,当我在另一边遇见你们时,我仍然会做这同样的见证。这是神。你们要全心地相信。
53

我想要你们为我祷告。这非常艰难,弟兄们。这很艰难,因为有时候你说……你必须要说一些东西……也许一个人的看法是朝这一边的,但你必须要说。你的责任要你那么说。你必须要说。然而,那也许会伤害到你的弟兄,等等。那样,你也会觉得很糟糕。

但你不是属于你自己的。你是被重价买来的。你被委派了一个工作。你必须要忠心并忠实于那份工作,不管那是什么。我相信大多数真正有思想的人都会尊重这个的。即便他们不认同,但他们也会尊重它。
54

一个男人该如何对待一个女人呢?无论她是否漂亮、丑陋,或别的,如果她是一位妇人,一位真正的女士,任何里面有一点点男人气概的人都会尊重她的。瞧?无论她是谁,他尊重她的立场。瞧?我想这也是在我们弟兄中间的样式,看到有着坚定信仰的弟兄会尊重。对不认同我的弟兄,我也会同样尊重的。我想要说,我的确尊重他的……

55

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就是在北方的路德神学院院长,你知道,他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我是个徒有外表的算命的,你知道,诸如此类的话;把我说得很糟糕(你瞧?)。当然我也给他写了封回信。

他说:“你说你已经讲了四十年的道,但在你吃奶之前我就在讲道了。”然后,说了一些事……
但我仍然很尊重他。他只是叫我“伯兰罕”。我写了回信,我说:“亲爱的宝贝弟兄(一个路德派院长)。”没有人会传道五十年了却还不尊重基督的。我不这样想。瞧,他是一个人。他不是由锯末搭起来的,他是个人。我就给他写了封很好的回信。
56

他说:“你所持守的那些观点,我在昏黑的暴风雪中开了十五英里的车,为要听一个神人讲道,但我发现你只是个徒有外表的算命的。”

我说:“我为此而原谅你,弟兄。”然后我说:“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在耶稣基督的时代,人们看到他在做同样的事,正如他在我们的日子所做的一样,同样的耶稣在行事,但他们叫他是别西卜。”
我说:“呐,如果我是对的,那又会如何呢?耶稣说,说一个字干犯圣灵,就将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我说:“你这五十年所做的又怎么样呢?”瞧,明白吗?我说:“但我知道你心里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认为一个人讲论耶稣五十年,传讲他,还是一所学院的院长,会对耶稣做那样的评论的。你只是太激动了,没有理解这些。”
57

后来,他又给我写了封信。他说:“我为那封信道歉,我听说你将会再次来到明尼阿波利斯。”他就是艾格里博士,他说:“我想邀请你到神学院来。我想要问你几个问题。”(我还有时间讲讲这个吗?)我说……

杰克·摩尔弟兄和我们中的一些人都在那里;那是在商人会的大会上。他说……我就去了。当然,我的教育很有限,你们知道,我不宣称自己是个传道人。所以我就坐在杰克弟兄旁边,你们都知道,他很聪明。我想如果他说什么话,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在他腿上拍一下,他都能从那里接下去讲。你瞧?
58

他们请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他们是挪威人。他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瑞典自助晚餐,摆成了十字架的形状,并把我安置在最头上的位置。可爱的女士们在桌子边服侍。艾格里博士在晚餐后站起身来,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你必须要返回去主持今晚的聚会。”然后他说:“但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我说:“艾格里博士,我将很高兴的尽我所能地来回答。但也许我的教育太有限了,我可能会回答不了。”
他说:“哦,我想要对你说说这个。”他说:“我为我说的话道歉。”
我说:“哦,你已经被原谅了,弟兄。我不会再想起来的。”
59

他说:“我们在伯大尼这里的人很渴慕。”他说:“我们想要神,我们读过五旬节派的书,我也知道你过去曾是一个浸信会信徒。”

我说:“是的。”
他说……哦,他说:“我去见他们,那里有一场聚会。”他说:“他们把椅子都踢翻,把窗子都打碎了,等等像那样的事。”他说:“他们得到的是什么?”
我说:“圣灵。”
他说:“圣灵会那样做吗?”
我说:“弟兄,这就是我在五旬节派中间所发现的。他们从汽笛里喷出太多的蒸汽了,却没有把气体纳入轨道,使它……巴不得他们能知道如何使它运作起来。他们只是大声喊叫,将他宣泄出来。”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这是真理。我说这个不是不尊重;我是带着爱和尊重这么说的。在教会中的大能,如果能让它运行起来,产生动力……就象在最后时刻划过天空的锯状闪电,让它产生动力,看看它能做什么?明白吗?爱迪生说他能做到,他也做到了。瞧?它就产生了我们所使用的电力。明白吗?我们只是大喊出来,发泄出来。瞧?
60

他说:“那我们路德派得到了什么呢?”

我说:“圣灵。”然后他就完全糊涂了。我想……我说……
他说:“我去到加利福尼亚。有一次我读到了一本讲所有属灵恩赐的书。”他说:“我们就在伯大尼这里渴慕,”他说:“我所有的助手都在这里。”大约有三百到四百个人坐在那里;他说:“我们都很渴慕神。”
他说:“现在,问题是,我们在我们学校的教学过程中读了这本书。”他说:“哦,一些弟兄和我就登上了飞机,去到加利福尼亚找这个人。他说:’我没有任何一种恩赐。我只是把它们写了出来。’”
61

他说:“然后,我们听说你要来到这里,我们就来到这里。”他说:“我们很多次的幻想都破灭了,我们很快就认定那是一个邪灵,我很抱歉我说那样的话。”

我说:“哦,那没关系。”我说:“也许我们都有这样的时刻,先生。”我说:“也许在那样的时刻,我自己也会做同样的事。愿神怜悯我们。他也确实很怜悯我。”
他说:“哦,我只想要说一件事。”他说:“我们当怎么做?”
62

我刚好想到……学生们付不起他们的生活费,他们就弄了大约一千英亩农田在那里,或更多,也许有两千英亩,他们种了玉米,让学生挣取他们的生活费。瞧?我说:“一次,有一个人种植了一片玉米。”有多少人见过玉米成长的?我们都见过。我说:“第二天早上,当他去到田里时,只有两小片叶子,又一天早上,当他去到外面,那两小片叶子又长大了。”他说:“为这棵玉米而赞美神。”

我说:“他得到玉米了吗?”
他说:“哦,我不能说他得到了。”
我说:“让我们这么说:潜在地说,他得到了。”
“是的,”他说。
63

我说:“那就是路德派。”最后这两片小叶子长出了穗子,不同的东西。那就是卫理公会的成圣,就是你们都在传讲的成圣;穗子回头看着小叶子,说:“哈,我是穗子。我根本就用不着你了。我现在是玉米。”

“但你知道,那些小穗子最终脱落下来再次回到了两片叶子里,最后它长成了一株带穗玉米,跟最初种下的玉米完全一样。”我说:“那就是卫理公会,恩赐的复兴被恢复给了教会。”我说:“在那穗玉米上,我们得到了很多的附属品,但我们也有一些真正的玉米在那里。明白吗?”我说:“是的。”我说,“那就是最初的五旬节”。
64

我说:“然后玉米粒说:’我不再需要穗子和叶子了。我不需要你们卫理公会,也不需要你们路德派。我是谷粒。然而,需要在叶子里面的生命来长出穗子,以及在叶子里的生命来长出籽粒来。”我说:“五旬节派教会就是路德派教会的更高阶段。”

他把盘子推了回去,所做的事情并不很复杂。没有争论他们的神学理论(瞧?),或与他们争论,只是让他们看到什么是真理。瞧?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伯大尼的人(无论其他的路德派人怎么说),我们想要神。我们当怎么做才能领受圣灵?”
我说:“离开桌子,背对着桌子,面朝墙跪下去。”我们就走过去按手在他们身上,四百个人就领受了圣灵。现在他们行了成百上千件神迹奇事。就是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的艾格里神学院。
65

弟兄们,我们拥有这世上最好的产品,但我们没有正确地来使用它。瞧?是的。比方说,如果博德斯弟兄是个木匠,如果他站在这里,手里拿着锤子,往这周围钉钉子,那会怎么样呢?(你瞧?),我这里有一把超级锤子,可以把一桶钉子都钉进去,梆梆梆梆,就像那样钉,立刻就把所有的板都钉上去了。我走到他面前,对他说:“好了,你出局了。你什么也没得到。根本没有什么东西给你了。你都不在计划之内。”瞧?我就把我的产品毁灭在那里了。我接近他的方式是错误的。明白吗?

66

如果我走上前去,告诉他有多么好,他是个何等出色的木匠,并把我的产品留下,如果产品是好的,那就会卖掉。是的。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朋友们。瞧?那是神的产品,是更高级的,我们叫它是,也许高过你们路德派的,还有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和很多弟兄们的。我们不是想要把什么东西硬按在你们身上。我们只是想要告诉你们神所赐给教会的一件更高级的恩赐,愿他的恩典来帮助我们。

67

我很抱歉用掉了所有的这些时间。我又开始讲道了。神祝福你们。让我们轻轻地唱诗,现在我们把这门关上,关上这道门。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68

呐,为医治聚会打下了这个小小的根基……呐,今晚,如果对牧师和所有的传道人来说都没有问题的话,我想要用一个晚上来讲救恩(瞧?),要看到……瞧,毕竟,这些人已经得了医治,如果他能活过足够长的时间,也许他们会再生病的。但如果他们一旦得救了,那他们就拥有了永生。是的。他们就会出现在复活里。

呐,耶稣……我们要关上门,向在暗中查看我们的父祷告。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做几句祷告。
69

天父,我们又紧张又匆忙,无法做好这工作。但我希望你的同在今早就在这里,当我们离开这里时,愿我们的心能带着喜乐而去。

主啊,祝福这里的人,他们让我们使用这个地方来聚会。我们祷告他们能行大事。他们看起来很友善。我们这一群是被这个世界所遗弃和忽略的人,他们却敞开门,让我们进来。我们为此而感恩。祝福他们。愿每一个人……愿拥有这地方,提供所有帮助的人,以及当他们的服务人员走进这间屋子时,能完全地确信你,痛悔罪恶的泪水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下来。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都能得救并被圣灵充满,成为神大有能力的人。
70

我们为这弟兄之爱而感谢你,这些男人女人,我将会与他们共度永生,历世历代的人都会出现,世界将永无止尽。祝福我们的主席弟兄和他的妻子,每一个传道人和他的妻子,以及今早跟我们在一起的所有来访者。

天父,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伟大时代里,夜晚的光正在消失,太阳正在西海岸这里落下,很快就会有一个前所未有过的困苦的日子。然后不洁的仍旧让它不洁,圣洁的仍旧让它圣洁。求神应允,我们要用尽我们里面的一切力量在时间还不太晚之前把每一个魂都带进神的国。求神应允。
71

神啊,祝福我的这些传道人弟兄们和他们的小教会,就是今早坐在这里的我的弟兄姐妹们和他们的事工。神啊,他们就在这里。我在世界各地都曾遇见过我这一小群五旬节派的人,以前在那些丛林中,只有男人敢去到那里,在那里有一个自发的五旬节派组织,手里握着蜡烛,没有任何人给他们金钱的支持,没有任何保险,一些男人和女人遍体鳞伤地站在那里,身体都被变形虫吃了,衣衫褴褛,但却拥有那烛光。正如保罗在希伯来书中所说的,“他们是这世界不配有的人,披着绵羊和山羊皮到处跑,受困苦和穷乏。”神啊,大审判将把这些完全揭示出来。

为着像这样的男人女人,我是多么地感谢你,能跟这样的一群人联系在一起,跟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父啊,祝福他们所有的人。我们祈求你的恩典和怜悯临到他们。
72

主啊,赦免我们诸多的软弱。主啊,我们不是有意要做错事的,但在这个肉身中,我们每天都会犯错误。所以为要在基督里面活,我们就必须向着我们自己的思想死去。所以让我们向着我们自己死,在他里面活。愿我们的肉身和我们的魂是如此地顺服于他,当我们出去或进来,或不管去到哪里,让人们都能看到基督的反射。

父啊,祝福我们所有的人,今晚在聚会中帮助我们;明天也帮助我们;更帮助我们各教会的主日学。愿神的火在每一个教会和每一颗心里面燃烧,直到耶稣再来。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把聚会交还给主席,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