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23 坚持不懈

1

让我们仍然站立一会,做个祷告。在我们祷告之前,你们有什么需求想要藉着举手来表明出来吗?我肯定神知道在你背后的要求是什么。愿神应允。现在,让我们在神面前俯伏我们的心。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再次奉主耶稣的名来就近你,为着我们在这一天所看到和听到的,为着我们的健康和体力,也为着今晚我们还活在这世上,聚集在这里来敬拜你,献上感谢和赞美。
呐,愿伟大的圣灵今晚来到我们中间,主啊,行出神迹和奇事。我们祈求你今晚就像那天晚上,在以马忤斯你对门徒所做的一样来对待我们;当我们今晚离开这里回家时,能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父啊,求你应允。祝福所读的这道,主题和上下文。主啊,我们将自己连同你的道都交托给你,照你看为合适的方式来使用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主祝福你们。
2

今晚能再次借着祷告跟你们聚在一起,我们认为这是极大的荣幸。我们度过了奇妙的一天。我只是有点沙哑。我一直都在讲道,所以我……嗓子受了一点小小的刺激。但我们在今早的团契中,有了一场美好的聚会,就是在克利夫顿自助餐厅举行的全福音商人团契聚会。我们总是在克利夫顿那里举行聚会。它给我留下了很多的回忆。我……

今早为我的早餐付账的那位女士若在这里,姐妹,我要谢谢你。我甚至都不认识那位妇人。她进来,绕到我前面。她放了一些大黄在那里,她知道我是一个乡下男孩,所以她就给了我一些大黄。然后当我出去时,服务生说,哦,是收银员说:“那位女士刚给你的晚餐……哦,是早餐付过钱了。”我还不知道她是谁。如果她在这里,我真的想要感谢她。
3

是的,今早我们在克利夫顿餐厅那里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神的确行了一些伟大的事。维克托·德鲁克弟兄(我知道我的发音不准),勒·杜克斯……当时丹尼·亨利说了预言(我把它记在了我的圣经中),那是一件非常不同的事。当时,丹尼·亨利,他走上前来,拥抱我,要与我一起祷告(聚会结束后),他说起了法语。当时联合国的翻译刚好在那个会堂里,就把它翻了出来。那正是我从神那里所寻求的。还有很多事情。

4

我记得一件事,你知道,这对你们姐妹有些益处。我站在那里等阿根布莱特弟兄,他是我在全福音商人会这里分会的宝贵弟兄。他走进来。我没有见过这里的女人在脸上有涂那种新奇的东西。我看到一个女人走过来,眼睛是绿色的,脸上到处都是红的。我想:“这个可怜的女人。”我回过头去看,我想……我是一个宣教士,我见过糙皮病和麻风病,但我不知道她有什么问题。我继续站在那里看,我想:“你知道,我想我该走过去,告诉这个可怜的女人。”我正要走过去说:“姐妹,对不起。我是为病人祷告的。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的,请让我知道。”

5

后来,又来了一个女人,也是那样的。我说:“她们也许是要有什么表演,你知道,或是她们在表演什么,”小丑,你知道,她们是怎样化妆的,你知道,看起来就像那样。我想,通常一个人不会想要把自己丑化成那样的,一个漂亮妇人不会想要看起来像那样。

然后,她们梳着那种老大的脑积水式的发型,你知道,有点……的确……看起来简直太吓人了……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那里,把自己打扮成那样!哦,那是什么,那是第一夫人的主意,你知道。你知道,在那段时间里,耶洗别也曾是巴勒斯坦地的第一夫人。所以,要留意你自己在效法什么。瞧?不要想……应该把自己打扮像神所说的那样。让你的头发长起来。那是神说要做的。
6

那天,我们在凤凰城的聚会结束后,有一个小妇人过来说:“伯兰罕弟兄,自从参加这些聚会,我就让我的头发长起来了。”

我说:“你现在离神的国不远了。”
她说:“我姐姐有满满一车的短裤之类的衣服。她要把它们丢进垃圾箱了,但旁边有个姐妹来要走了它们。她说她跟那些东西断绝关系了。”
我说:“那是对的。如果教会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我相信有一天它就会重新站起来了。那就没问题了。”
7

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说:“你能不能不管那些女人了?”

我说:“哦,我也不知道。”
他说:“人们把你看作是一个先知。”
我说:“我不是。”
他说:“但她们是那样看你的。你为什么不教导她们更深的东西,如何去更深入地领受属灵的恩赐?”
我说:“她们连ABC都不愿学,我还怎么能教她们代数呢?”你们知道ABC代表什么,不是吗?就是一直相信基督。是的。那就是最初的ABC。让她们先学着如何做好那些,然后我们才能教她们一些别的东西,你知道。所以,当我们明白了那个时,我们就离神的国很近了。
8

呐,这确实是非常美好的一天。昨晚我在这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瞧,你知道……你试过那些“解毒药”吗?那太好了,不是吗?你知道,彼得告诉他们该如何接种。你知道,他们行为很古怪,但他们的确是被接种了,那才是重点。

我们过去……当我们给牛犊打烙印时,你知道,我们拿起烙铁,像那样印在它们身上,哦,说到疼得哞哞叫,但那以后,有一点是肯定的,它知道自己属于谁了。圣灵也是那样的。他可能会使你喊叫几声,但之后你就知道你在哪里了。是的。从此,你是一个纯种了。
9

若有什么东西是我不喜欢的,那就是杂交。不久前,我讲到过那个,我总是说最糟糕的一样东西就是骡子。那伙计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它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因为它……瞧,它妈妈是一匹马,爸爸是一头驴,而它是……那证实了科学……人们认为从动物演化出来以后,人变得越来越高级,不断地杂交,等等。

哦,一旦你把种子杂交,它就会停在那里;哪里也去不了。你可以杂交玉米,但你不能再把那粒杂交的玉米种回地里去。它不会长的。所以,你瞧,他们只是发现了一些否认他们自己学说的东西。所以你不能那样做。
10

所以……但我……骡子是个愚蠢的牲畜。你知道,你无法跟它谈话,它一辈子都在等待着能在死之前踢你一脚。你可以告诉它……你无法教它任何东西;它顽梗不化。你再怎么对它温柔,它却竖起耳朵,你知道,叫喊:“哈,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哈,没有那回事了。”你知道,只是叫唤着……

但一匹纯种的良马,你就可以教他任何东西。它知道它爸爸是谁,妈妈是谁,曾祖父和曾祖母是谁。它知道自己所有过去的血统。从圣灵而生的纯种的基督徒也是如此。他不需要说:“我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我必须转变成长老会的,路德派的。”他是由圣灵而生,进入神的家的;他的血统可以一直追溯到五旬节。哈利路亚!阿们!我喜欢那个接种。
11

我对莎卡林姐妹感到惊奇。你在这里吗,莎卡林姐妹?迪马·莎卡林姐妹……今早,她在聚会中说……我们在凤凰城那里举行宴会,正餐,宴会,或不管你们怎么叫它,我总是把那些混在一起。我习惯说早餐,正餐,晚餐。呐,他们这里正餐指的是晚餐;如果我称那个是正餐,那我的晚餐怎么办呢?我不能……我无法把这事情搞明白。在我的家里,就是早餐,正餐,晚餐。那没问题。你知道,你不能吃主的正餐。你是吃他的晚餐。对不对?所以我们那样说是正确的,弟兄,不管是谁对这个说的“阿们”。

12

但那天晚上我们正在举行晚宴,刚好……你无法控制圣灵要做的事。明白吗?不是你控制他;是他控制你。瞧?当有人进来说:“呐,你,这样这样……”哦,你不知道圣灵会怎么做。你只能等待。

然后,我记得,圣灵下来了。藉着辨明的恩赐运行,就好像是挂到了一个档位上。人们也许无法认识到这点,但正是他们在使圣灵运行。不是我,是他们自己的信心。
我也许应该用一两分钟的时间来解释一下这个,试着解释它。你无法解释神,因为你必须要信靠神。如果你能解释他,那你就不再需要藉着信心来接受了。明白吗?因为你全都知道了;你可以解释了,但我们接受神是藉着信心。
13

但你瞧,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呐,他就是神。我们只是圣灵的一部分。圣灵赐给我们是有限量的,但在他是无限量的。这就好比我从海中取一勺的水,或是一杯水,这杯水中的化学成分跟整个海洋中的水是一样的。

圣灵也是这样的。当他在我们里面时;尽管那不是全部的圣灵,但却是同样的圣灵在做同样的事。
14

你注意到,有一次,我们的主……他说他什么都不能做,除非父先显给他看。他有一个朋友名叫拉撒路,他跟他的朋友生活在一起,这个朋友要生病了,所以一定是父把他叫走了,赐给他一个异象,让他离开。

他等了很多天。他们派人去叫他,但他从未去。他还是继续往前走。然后在某个恰当的时间,父显明给他看,他要取走拉撒路,让他去世了,他说:“拉撒路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但我要去叫醒他。”
因此,当他去到马大她们那里时……我们都知道这故事。然后,他就使这个死人复活了,他从未说过他软弱了之类的话。那是神在使用他的恩赐。
15

但在另一处,一个小妇人挤过人群,摸到了他的衣裳穗子,他转过身来,并不知道那是谁,就问:“谁摸我?”

彼得责怪他,说:“主,”换句话说,他可能是这样说的:“哦,你这样说,听起来很不寻常,每个人都在摸你。”
他说:“但我觉得我变虚弱了。”他四下观看,直到他找到了那个妇人,他告诉她说她患有血漏,是她的信心救了她,是她的信心,不是耶稣的祷告,也不是耶稣的信心,而是她的信心。这是她藉着耶稣在触摸神。这使他虚弱了。这是那个妇人在使用神的恩赐。但当神使用他自己的恩赐时,他从未说过他自己软弱的话。瞧?
瞧,在这些聚会中也是同样的事。是人们在成就这事。如果你不相信,事情就不会成就。是你的信心做成了那事。所以,这是在会众中出现这样事情的原因。
16

那天晚上,我们在晚宴时,圣灵就开始运行在会众当中,并对不同的人说话,告诉他们。我注意到在我后面,有一个老妇人站在这边,我就好像在注视着电视屏幕,观看事情发生,然后把你看到的事情说出来。这和你正在看某样东西,完全是一样的;就好像你睡着了并做梦一样;只不过你不是在睡梦中,就能看到那个。那是另一度空间。你回到了过去所发生的事中,并去到了将来的事中。那是神在做事。

17

那时,我注意到在我身后,看起来好像是从角落中出来的,好像就是那个妇人所坐的那地方。我像那样回头看过去,是莎卡林姐妹。我想:“那不是她。”我回头看,有一个女士站在那里。我看到白内障覆盖了她的眼睛。我再回头看,不是……我知道那个人太老了,不是莎卡林姐妹,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我想:“我对她说话,如果她正在为某人祷告的话,那异象就会临到的。”

事情是这样的:在西海岸这里著名的心脏科专家即莎卡林弟兄的医生,他们请他来到了聚会中。从信仰和宗派上来说,他是个基督复临安息日派的。莎卡林太太拼命地祷告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好让那个医生能确信那就是神。他就是那位发现白内障遮住了她妈妈眼睛的医生。
18

医生正靠在那里坐着,莎卡林太太在这里……她就在我后面,莎卡林太太后面再也没有别的人了。她正坐在那里祷告:“主啊,现在正是辨明人心的时刻,让什么事情发生吧,那样就能让这个医生信服,使他可以领受圣灵。他是那么杰出的一个人。”所以,他……圣灵说:“莎卡林太太,你正在为你母亲祷告,白内障遮满了她的眼睛,她快要瞎了。”又说:“我看到一团白雾正从你母亲身上飘散,离开了。这是’主如此说’,白内障会消失的。”

第二天她就打电话给她母亲,告诉了她。几天后,白内障完全消失了。她的母亲正常并痊愈了。曾经为她的眼睛做过检查,发现有白内障覆盖在她眼球上的那位医生,当他再次检查时,发现白内障不见了。所以,那是……
19

这是要显明我们的神仍然是神。他只是……今晚,我们多么高兴,知道我们有一位天父,他能清除白内障,清除疾病。他是神,就是这样。既然我们这么说到了他,那在我们读他的话语之前,让我们来跟他说一会话,然后开始今晚的讲道。

呐,聚会在明天下午,所以我们所有的弟兄和每一个人都可以回到他们的教会里去。呐,早上……这里有几个教会作为代表,是我聚会的赞助人。呐,这些人相信这种的事工,不然,他们就不会赞助我并坐在我旁边了。在这里每个来访,没有自己的教会,但想要找某个地方聚会的人,为什么不找这里的某一个弟兄(我想他们都说了他们是来自哪里的),参加他们明天早上的聚会呢?我确信他们会对你有益的。
20

我真诚地渴望,在今天到明天下午之间,在这些教会里,在这末后的时代,会爆发一次老式的荣耀复兴。我们要撒种,当圣灵降下时,可以落在正确的种子上,长出正确的庄稼,这正是我们在这末世所寻找的。

21

然后,明天下午将是我们的结束聚会。然后我们会去到(我想是叫圣马利亚的地方,对吗?)圣马利亚。然后我们会从那里去到格拉斯谷,然后,一直往北走。

所以,若主愿意,我要去到……威廉斯弟兄,你在这里吗?他是……威廉斯弟兄,是的,威廉斯弟兄想要……他说他在让整个凤凰城的人为我祷告,在这即将到来的一月、二月、三月、四月里,不要让我去坦噶尼喀,肯尼亚,乌干达,然后一直去到南非,而是在祷告让我去到凤凰城。
卡尔弟兄,我只会走神带领我走的路。你们都知道这个,你们知道这个。主祝福你们,非常感谢你们有那样的真诚。
明天下午,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参加,明天晚上我们要举行一个大聚会。如果我的嗓音还可以的话,我会传讲一点东西,我们期待明天会有一个伟大的时刻。
22

呐,我想要从这宝贵的道中读一部分。如果你们也像我们南方人所说的,给经文所记号,我想让你们翻到……我想要……我这里记下了一些笔记,一些经文。今晚,我想就从《马太福音》15章找出的这个主题来教导一下,让我们从第21节开始,《马太福音》15章,从21节开始。

²¹之后,耶稣离开那里,退到推罗、西顿的境内去。²²看哪,有一个迦南妇人,从那地方出来,喊着说:主啊,大卫的儿子,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很苦。²³耶稣却一言不答。门徒们进前来,求他说:这妇人在我们后头喊叫,请打发她走吧。²⁴他却回答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²⁵那妇人来敬拜他,说:主啊,帮助我!²⁶他回答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²⁷妇人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们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²⁸这时耶稣回答她说:妇人啊,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从那时候,她女儿就痊愈了。
如果要取一个主题的话,我想要选一个词来作为主题,这个词就是“坚持不懈”。坚持不懈,韦氏大辞典说是:“要坚定不移,持之以恒地要达到一个目标,做成某事。”坚持不懈就是要坚定不移。在你能坚定不移前,你必须要对你坚定不移的事情有所了解。
23

在历世历代,凡想要取得一些成就的人必须要坚持不懈。人要想坚持不懈(允许我再引述一下),必须知道你在寻求什么。如果你不知道,你就无法确定你站在哪里。但当你完全明白那是什么,你在寻求什么,并对你所要做的事感到满足,那你就会坚持不懈了,会真正地坚定不移,坚持住。

我喜欢这种态度。我喜欢坚持不懈的人们,当他们……认识到,无论这个人是不是错了,他始终相信他是对的。但是当他到了一个地步,他被证明是错的时,这时他就无法再坚持下去了,因为他被证实了是错的。但当他是正确时,他就要坚持住。
24

今晚,我想到了我们如此感激的这个伟大国家、这个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的第一位伟大的总统:乔治·华盛顿,这个信心的伟人,一个祷告的人,一个坚持不懈的人,非常的坚定。他知道他追求的是什么。有一天晚上,他几乎祷告了一整夜,看起来好像情形对他很不利。他祷告,直到他说他的身体几乎都因跪在雪地中而湿透了,直到他从神得到了回应。

第二天早上,他的军队中几乎有一半人脚上都没有穿鞋,他们是美国士兵,脚上没有穿鞋,只缠着破布。特拉华河被冻成了冰河,但他坚信他能穿过特拉华河,因为他听到了神的回应。无论对手多强大,他已经听到了神的回应。尽管三颗步枪子弹射穿了他的大衣,却没伤到他。为什么?他坚定不移,因为他知道他是对的,他所期待的成就是为着正确的事。
无论那些人处于什么样的境况中,他们的脚多么冰冷,他都能坚定不移,因为他知道他是在竭力做成一些事来帮助别人。他祷告直到他听到了神回应。他在冰天雪地中越过了特拉华河。
25

我想让你们注意一下另一个坚定不移的人。当你知道你正在谈论的是什么时,你就能坚定不移了。当一个人不知道他所谈论的是什么时,他就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走。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如果你的基督信仰和你的永恒归宿是要依靠你对神的信心,那你最好知道你是不是对的。

26

挪亚,一个伟大的人物,我想要就他来讲一会。他是从塞特的血统中出来的。你是否注意到,含后裔的血统都是伟大、杰出的人。他们都是从该隐出来的科学家,大人物,学者,发明家,伟人。但从另一边出来的塞特的后裔都是牧羊人,农民,但却是真正虔诚的人,他们服侍神并信靠他。

一天,挪亚,也许他是一个农民,正在外面的田地里……世界变得像今天这样邪恶,以至于人心中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这甚至让神为他造了人而感到忧伤。神对这个谦卑的农民说话,并对他说神要用水毁灭这个世界。当时天从未下过雨。
27

呐,对一个科学时代来说,那是一个怎样的信息啊!人们宣称我们现在的科学都无法与那个时代相提并论。他们建造了金字塔。今天我们都无法那样做到,我们没有动力把那些岩石举到上面去。他们有……他们可以对尸体进行防腐处理,使它直到今天看上去都还很自然。我们没有他们当时做木乃伊时所拥有的防腐处理方法。他们那时所拥有的颜料等等很多东西,我们今天都没有。何等科学的一个时代。

你能想象吗?一个人去到那里,带着他的家人,开始建造方舟,并说将有水从天上降下来,而当时从未有一滴水从天上降下来过。你能想象那个时代临到那个人的该是多大的嘲笑和讥讽吗?科学家们会如何地……科学会说:“瞧这里,我们有仪器,可以直接发射到月球和星星上,那上面没有任何的水。雨从哪里来呢?它怎么去到那里的呢?指给我看雨在哪里?”神的道达不到他们的科学标准。今天也达不到,但无论怎样我们都相信。
28

但挪亚坚持不懈,非常地坚定。我能想象他们叫来医生,并把他送到精神病专家面前,要找出这个老人的头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那不是他的头脑,而是在他的心里。他拥有主的道,他知道那是神。

我可以听到挪亚说:“即使那里没有水,但神说了水要从天上降下来,神能把水放上去。”他的故事讲了一百二十年,他建好了方舟,非常地坚定。在那个满了讥讽者的时代,没有人听他的,无论他走到哪里,人们都嘲笑他,拿他取乐。然而,他依然持守,因为他知道那是主的道。他对那点很肯定。
29

我可以想象,当他的街头聚会散场后,人们是怎样嘲笑他的。哦,他们都是虔诚人,记住,非常虔诚。该隐也是一样,他像亚伯那样建造了一个祭坛。如果神所要求的只是一个宗教,那他定该隐的罪就太残忍了,因为该隐也像亚伯一样,做了所有这些虔诚的事。但他却去到错误的路上。“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25]

但现在,你必须要确保你是正确的。所以我们不可以在这点上赌博。没必要那样做。基督留下了清晰的榜样,以至于我们……他说即使愚昧人也不致失迷。你知道那是不是对的。因此,当你肯定你是正确的,是与圣经相符的,那你就该站在那里,并且要对此坚持不懈。
30

呐,挪亚和他的讲道,必定有人会说:“那个老人还在那里不断建造那条船。”他们相信如果有雨下来的话,任何船都会管用的,不在乎是不是神建造的。今天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任何教会都管用,任何老的宗教思想都行得通。去加入这个教会,要是你不喜欢它,他们也不喜欢那个,那就去另一家,别的教会,他们都会那样做的。

神有一个他所建立的教会,是建在基督耶稣这块磐石上的。“其它地方都是流沙,”埃迪·佩罗尼特这样说。是的。“我要把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天主教会说是建在彼得身上。彼得之后就跌倒了。新教的人说是建在耶稣上。我不认同你们。耶稣说:“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启示你的。”所以,那是建在对神话语属灵启示的磐石上。是的。亚伯也有同样经历,神启示给了他,不是让他像该隐那样去献上水果,而是献上血;因为这启示给了他。神整个的教会都是建立在对基督的属灵启示上,他是谁,他是什么,以及关于他的一切。
31

呐,我们发现挪亚持守着他的目标。我能想象,直到有一天,神受够了他们对挪亚的嘲笑和讥讽。你知道,神只能忍受到一定程度,直到他的耐心到了尽头。他受够了,他要对此做点什么。他对挪亚说:“你上去那里,看着动物们都进入方舟吗?当它们都进去后,你也要进去,门就会在你身后关上的。”

那天早上,动物们开始一对一对地走进去。我可以想象,所有的嘲笑者都站在周围说:“呐,上去跟你那些臭烘烘的动物们一起生活吧。进到那里面去,关上门跟那些臭烘烘的动物们等等呆在一起吧。”
今天人们也想这样说。但对知道方舟是什么的人来说,无论人们怎样嘲讽,怎样谴责它等等,那个人知道他是被神所引导的。是的。挪亚迈步进入了方舟,神大能的手就在他身后关上了门。
32

呐,我可以想象,他们注视着这一切,有一些人也许是边界信徒,说:“你知道吗?那个老人也许是对的。”就是那种来聚会闲逛的人,你知道,每一场聚会都去。他们说:“那个老人……”但从来不愿意走进去,从不愿意接受它。

呐,就像《希伯来书》6章所说的,像旧约中的边界信徒,总是在观望,四处张望,却总也不能认识真理。这些人走过去,站在周围。“哦,如果天开始下雨了,我们就上去敲门。他是个好心肠的老人,他会开门让我们进去的。所以我们就呆在这附近,看看雨会不会降下来。”
33

我能相信挪亚爬上了第一层楼梯,上到了第二层,然后爬到了第三层(经过了路德时代,到了卫斯理的时代),然后去到了舱顶上开门的地方,在那里有光,进入了顶层的圣灵的洗,去到了光能照下来的地方。当然,第二层的光比第一层更多。总是那样的。

呐,我们发现在那里……我能想象,挪亚把他的家人叫到周围,说:“呐,当第二天早上天亮的时候,天空就会完全黑暗下来,会有大雨降下来,那时人们就会知道我预言了真理。”
但你知道,在你跟随了一切的指示之后……这里是我想要你们注意的地方。在你跟随了每一个指引之后,然后如果事情没有顺利地发生,很多人就放弃了。那表明他们没有相信他们所声称的东西。
34

神试验他的儿女。呐,要听从那信息。挪亚,在二月的第七日,照着神的道,进了方舟。第二天,所有围在周围的那些人都期待着要看到雨降下来,但太阳还是像往常一样升起。“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会开始下雨的。”

一天过去了,我能想象挪亚的心开始翻腾了。我可以在这里说点什么,但我最好别说了。你注意,即使他想,他也出不来。他被印在里面了。“不要让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弗4:30]神在他的身后把门封上了。挪亚坐在那里,一个晚上又过去了。
35

几天后,那些观望者也许走上去说:“哦,肯定的。那些科学家是对的。那个老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天没有下雨。那个老人被锁在了那只大船里面。”

哦,能跟基督锁在一起,是何等伟大的事啊。这是一个大功课。门在他身后被封印了。他无法打开它。只有神的手能打开它。
呐,第二天过去了,第三天,四,五,六,直到整个星期都过去了。挪亚坐在那里,苦苦地坚持着。
36

那么,我们从这里可以学到什么功课呢?如果神……如果莎卡林太太说……那会怎么样呢?当圣灵说,“主如此说,会有一层白雾从她身上升起。白内障就会离开她的。”也许它在两三个周内都不会离开。但她依然坐在那里说:“必会如此,必会如此。”有时候,神会让你忍受下去。但你必须要坚持不懈,坚定不移,无论你有怎样的感觉,你怎么想,那都无关紧要。只要坚持住。如果你真的相信,你就会坚持的。要持守住你的确信。神应许了,你也觉得它锚在你心中了,那就持定在那里。

37

然后,在那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早上,挪亚醒来后,我猜想,乌云布满了天空。他们透过那上面的窗户往外看。呐,窗不是在方舟的侧面。神不想让他这样向下看;神想要他这样向上看。所以,窗子是在方舟的顶上。在他开始看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人们开始跑向方舟。街道开始满了大滴的雨水。下水道也满了。哦,他们以为如果满了的话,他们可以抽出去。但你瞧……他们弄了些船来。但如果不是神所建造的,都会沉没。除了方舟,没有什么东西能漂起来。

38

你知道,方舟是用皂荚木建造的。如果你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材料,它比香脂树还要轻,没有……它就像海绵一样,轻得你能一只手就把一大根木头拿起来。神用像那样的东西来建造他的方舟岂不是很奇怪吗?[原注:磁带空白。]把它倒进去,把里面的小孔都充满。然后,它就变得比钢还要硬了。

我们也必须要这样做,就是倒空一切的教条,倒空我们里面的一切,一切的胡说八道,一切不敬虔的不信,让圣灵来充满我们,封上我们信仰的每一个小孔,我们思想的每一个小孔,直到你不在乎那是不是你的邻居,或是坐在你身边的是谁。你被印进了神的国中。然后当你经历逼迫的时候,就可以抵挡任何浪涛的拍击了。
39

然后水开始漫过山顶,人们开始尖叫敲门。但挪亚甚至都听不到他们。他坐在方舟的顶层。他们都灭亡了。地上一切有气息的活物都灭亡了。那灭掉了不信世界的,却拯救了挪亚。

今天也是一样的。这个绊脚石,圣灵,世人不愿意接受他,他们所拒绝的这个东西正是将来要把教会提上去的。圣灵会把教会带进被提中。
挪亚坚定不移,因为他知道神对他说话了。无论需要花多长的时间,或是多少年,或不管是什么,他都坚持不懈,因为他知道那是神的计划。
40

摩西,这个逃跑的先知,拥有人们所能拥有的一切知识概念,他聪明得都可以教埃及人了。他想要用他的知识概念来成就神的计划,但那不管用。今天这也不会管用。是的。我们整个教会都走在错误的路上。我们想要组织某种的节目。

你们听说复兴平息下来了。只剩下一点点火光了。出了什么问题?因为我们把人造的计划加了进去。看起来人们今天所关心的好像全都是,加入教会,吸纳新的会员,建造一些高大的建筑物,支持一些电台节目,或类似的东西。
41

我们已经失去了那种关心,就是基督徒本该拥有的那种灵魂里的劬劳。我们好像失去了这个。我不是在说真正的基督徒。我是在说很多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呐,今天你所听到的都是大的东西,人们要花费数百万美元来做大的事情,然后却还传讲说这个世代主就要再来?哦,街上的罪人都知道你根本不相信这点,当你那样做时,你的行为要比你的话语所发的声音更大。肯定的。

我们本该从一家到另一家,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传道,哭喊,祈求,劝说,尽我们所能地竭力把每一个灵魂都带进神的国中,差派宣教士往东西南北,尽我们所能的去让人得救。
42

呐,我们发现,今天有太多的决志了。你总是听到这个:决志。我想……决志就是承认,承认就是石头。堆积一堆的石头,如果你没有一位石匠,用神两刃的利剑把他们切割成神的儿女,那又有什么用呢?让他们跟各式各样穿着像剥了皮的香肠一样的女人鬼混,自称是基督徒;男人们让自己那样做,然后还自称是基督的仆人吗?教会处于不冷不热、形式化的境况中,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你管这种东西叫决志?

我们需要的是被切割成神儿女的石头,如果你不切割那些石头,把它们堆在一块又有什么益处呢?他们必须要被切割,并藉着恩赐和呼召放进神的计划中,照着他们应该的样子被放进教会中。必须那样。
43

挪亚……摩西和他的知识概念就像今天整个的教会一样,失败了。人们依然我行我素。他们进来做个承认,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上面。那只是一封信,一封信。带着你的信从这儿去到那儿。不是一封信;而是一个出生。要重生,然后你就属于上面了。

44

注意,但是挪亚,他坚持不懈,因为他听到了神的声音。有一天,这个逃跑的先知,在偏僻的旷野里,他真实地去到了那片神圣的沙地上,就是每一个传道人都应当去的地方。无论他拥有多少个博士学位,或是大学的教授,或无论是什么,他都无权站立在讲台后面,除非他先单独与神在那神圣的沙地上面对面了。那样他就拥有了一个跟神的经历,这世上没有任何的科学家能把这个从他身上除掉。

任凭那些人把神的话语切割得支离破碎。魔鬼也使用这道。他证实过这点,他用神的话切割出他自己的计划。但当一个人一旦站在了那后面的神圣沙地上,只有你和神站在那里,那么这世上的所有科学家也无法把它从你里面拿走,因为你在那里遇见了神,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
在使徒们再次出去传道之前,耶稣不让他们去传讲,直到他们去到耶路撒冷领受了圣灵。那就是经历。
45

当摩西拥有了那个燃烧荆棘的经历……坚定不移,哦,曾经因着一点点的差错,他就跑出了埃及。注意,他离开了神的旨意,下去那里杀了一个人,这归咎于他。但后来神与他一同下去,击杀了整个国家,那却是一个荣耀。这就是区别。

呐,摩西……当你遇见了神,有时候这会使你举止可笑。你的确会那样的。有一次摩西……当他出去要拯救以色列人时,他是一个年轻的勇士,很强壮。但我们发现他到了快八十岁时,胡须往下垂,也许他光秃秃的脑袋被太阳晒得都快起水泡了。第二天早上,当他在燃烧的荆棘中遇见神之后,我们发现他带着西坡拉,让她坐在骡子的鞍上,把她孩子抱在腿上,用他手中那根弯曲的杖赶着驴,胡须飘动着,眼睛盯着前方,欢喜地赞美神。有人说:“你要去哪里,摩西?”
“我下埃及去接管它。”
46

那是什么?一个人的入侵。为什么呢?他坚定不移,因为他遇见了神,他知道神说过,“我必与你同在。”他做到了,他接管了埃及。为什么?他可以坚持不懈,因为神说,“我必与你同在。”无论什么障碍都没所谓。当他去到那里时,他所遇见的第一件事就是有人想要模仿他为神而做的事,一模一样。那就是为什么你总是……

正如那天晚上我说的,在其它任何的聚会中,你都会遇见三类人,就是信徒,假信徒,不信之徒。所以,你在哪里都可以发现他们。所以那些术士走过来,想要用他们的超感官来模仿,他们丢下那些蛇,想要……哦,是杖,要使它们变成蛇。
摩西做了一切他能做的。那是神委派他去做的,所以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哈利路亚!当你做了你所能做的一切时,就轮到神去做剩下的事了。摩西的蛇就爬过去把他们的蛇吃掉了。呐,你们相信超感官的人,那些杖怎么了?阿们。是这样的。他坚定不移。
47

有一天,小大卫,这个最小,最不起眼的人站在那里……扫罗,这位将军,他的头和肩膀都超过了军队中所有的人,他是个大个子,他挑战歌利亚,哦,或说是接受歌利亚的挑战。哦,瞧,大卫,一个面色红润的小家伙,溜肩膀,身上裹着一块羊皮,拿着一个小甩石器。他坚定不移,他能打败那个巨人。是什么给了那个小个子勇气?在他里面有一些东西。

48

我准备下去……我相信是在乔治亚州,在那里的某个地方。我正在举行(跟鲁弗斯•莫斯利他们在一起,你们很多人都知道他。)……我在那里的一个足球场举行聚会。我看到了一个标语,它总是激励着我。上面说:“能战斗的狗不在于它的块头,而在于狗里面的斗志。”所以就是那样的。你不需要拥有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双法学博士,QST,或不管是什么。你所需要拥有的唯一东西,就是一个美好的老式基督徒的勇气,明白是神差派了你。

49

正如我今天早上讲的关于戴德生的故事,当一个人告诉他,一个年轻的中国小伙子说:“戴德生先生,我刚接受基督。他在我的心中燃烧。现在,我必须要花四年的时间去获得我的文学学士学位,和我的博士学位等等。”

戴德生先生说:“不要等到蜡烛燃烧到一半,才把你的光显出来。现在就去做吧。”
我想:“阿们!”是的。不要在某处等着这个,那个或别的。大的神学院,那都很好。那是在过去的日子里。但弟兄,我们今天所需要的不是一个神学院;我们需要的是点着的蜡烛。
50

听着,即使你对此知道的不是很多,也去告诉别人它是如何点亮的,然后再让他们也从那个被点亮,再让别人也从那个被点亮。我们就会拥有另一个五旬节的归回。是的。一旦蜡烛被点亮了,如果你只知道这些,那就去告诉别人它是怎么点亮的。有时候,这些墓地……哦,对不起,是神学院把所有的光都从你里面拿走了。是的。

呐,你坚定不移。只要去告诉他们蜡烛是怎么点亮的。说:“我站在那里,突然圣灵降在我身上。如果你做同样的事,它也会发生在你身上。”就讲那么多。如果你只知道这些,那就把这个告诉人们。那就够了。
51

大卫,他知道神曾帮助他用那甩石器杀死过狮子和熊。当他看到当时的景况,主对他的心说,他会让大卫胜过那个巨人,所以他坚持不懈。他的哥哥说:“我知道你很淘气。回去放羊去吧。”但神有一个使命。大卫坚定不移,直到他杀死了歌利亚。

52

参孙,除了一根驴腮骨,什么也没有。你曾研究过那些非利士人的盔甲有多大吗?头盔从他们的头上一直包到耳朵,可以挡住双手劈来的重剑,头盔是铜的,有一英寸或一英寸半厚,包在他们的头上。

你们都知道一根腐烂的驴腮骨是什么,只要一碰到头上戴的头盔,那块驴腮骨马上就会被震得粉碎。但参孙能感觉到,感觉到那七条发绺,他只要感觉到这个就够了!圣灵降临在他身上,他就用那根驴腮骨打倒了一千个非利士人了。他坚定不移,因为他知道那七条发绺代表着一个约,神与他同在。他可以坚定不移。是的,先生。
53

施洗约翰,我们没有太多关于他的记录。我们只知道他父亲是个祭司,他们夫妻二人都老迈了。伊利莎白和撒迦利亚都年纪老迈了。对这家人来说肯定有点难受,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能活着看到他们的儿子开始服侍了。但他们知道那应许是从神来的。我们得知,他们去世了。

约翰没有像他父亲那样,回到同一所学院和同一所学校中,去得到哲学博士等等,去学习,他有一样工作要做;不是去亲吻婴孩,为年轻人证婚,埋葬死人。他必须要握着两刃的剑,站在战场的前线。去拥有神学院的经历,他担当不起。他等不到去拥有那些东西,学习如何搞清楚那一切的教条;如果那是他所学到的,他也只能把那些东西给人们。
54

但他去到了外面的旷野中并呆在那里,因为他要介绍弥赛亚。所以他呆在那里,直到神告诉了他弥赛亚会是什么。如果约翰要那样做,我们岂不更应该查考并明白在这个时代,当圣灵来到时会做些什么?他会如何行动?圣灵会是什么样的?今天,我们被各种各样的教条、学说、注射剂、防腐液等等搞得顾虑重重。我们去做那种东西,却不再查考了。你只是在自以为是,“自以为是”就是“未经授权的冒险。”不要对神自以为是。要接受他的道并继续向前。神就把他的计划放在那里。他藉着他的先知预先告诉了我们,这个时代要发生什么事。

55

约翰呆在那里,直到神告诉了他……呐,当然,当他出去说:“我是先锋;我就是先知以赛亚所说到的那位,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的。”

呐,毫无疑问,一些地区长老,或该亚法,或是主教,或是别的什么人走过来,说:“你知道,琼斯主教就在这里,我一直都认为他是弥赛亚。你知道,我很肯定……”
那也是教会用它的新钥匙所犯的同样的错误。耶稣把钥匙给了彼得,教会拥有那把钥匙。但当他们第一次使用它时,做了些什么?他们选出了马提亚取代了犹大,但那不管用。圣经没有讲到关于他的任何事,但神选了一个火爆脾气、鹰钩鼻、坏脾气的犹太人,他说:“我要重新陶造他,指示他要为我受许多的苦难。”
56

是神在做事情,不是人。所以我们发现约翰承担不起下去接受一些神学知识的注射。所以他所能做的就是等在那里,让神来告诉他,“当你从那里出来时,你会有这个,那个,或别的。但你不要在意它们。弥赛亚会拥有弥赛亚的迹象,你会看到的。那是圣灵,他将从天而降,好像鸽子一样,会落在他身上。那就是弥赛亚。”

约翰坚定不移,他要去到他那个世代的人中,他从未建立过大的学校。他也从未上过大神学院和邀请人们加入那里面。他怎么做的?他很确定,他说:“有一位就站在你们中间……”阿们!“你们不认识他,但他就是那位要用圣灵来施洗的。我知道他就在这里。”
57

哈利路亚!今晚我们也可以说同样的话。藉着圣灵的迹象,我们知道在五旬节那天降下的同样的圣灵就在这里,做着神说要在这末世做的同样的事。(请原谅我没有站在讲台后面。但如果你有像我一样的感受,你也会到处走动的。)

约翰很肯定,他知道弥赛亚的迹象是什么。所以他绝对坚信他能认出弥赛亚。一天,耶稣来到人们中间,约翰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他说:“那在旷野告诉我用水给人们施洗的说:’你看到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与火给人施洗的。’”
58

呐,绕了这么长的路才讲到了我的主题。但我们所读到的这个小妇人,她是个希腊人,但她听见了耶稣的事。信心是从什么来的?听道,听神的话。呐,她是个希腊人,属于另一个民族。呐,你知道,虽然她拥有不同的信仰(她属于一个不同的种族。)你知道,然而信心找到了别人看不见的源头。信心找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源头,她的信心找到了那个源头。呐,藉着听道,她知道如果她去到那里,会发生什么事。

根据《希伯来书》4章12节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我们都知道这点。能握住那剑的就是信心。除了对神的信心,没有别的东西能握住圣经的宝剑。信心使它成就。呐,你信心的臂膀也许很软弱,也许你只能砍出因信称义,也许你砍出的只够加入教会。但一个强壮的信心臂膀能够一直刺到圣灵的洗;能刺到神的医治中;能刺到恩赐,神迹、奇事和异能;能把神的每一个应许从天上挑下来并认领它,因为顺服神的道。
59

如果你想一想,你会发现她有很多的拦阻,但她的信心没有任何拦阻。是的。如果你的信心没有任何拦阻,那就不一样了。她有拦阻,但她的信心没有拦阻。信心不知道任何拦阻。信心只知道一样东西,就是它的目标。就是这样。

有人也许对她说:“呐,等一下,你是个希腊人,你没有权利……”
“你是个卫理公会的,你不应当去到他们五旬节派中间。”
“你是个浸信会的,你不应当去到那里,瞧?”但那无法拦阻她。她坚持不懈,坚定不移。
也许有另一帮人去到她面前说:“呐,等一下,亲爱的。你知道吗?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但那无法拦阻她。为什么?信心抓牢了,她仍然坚持不懈。无论如何她都要去。
60

接着有另一群人。也许她教会的一些女人走过来,说:“亲爱的,你知道吗?如果你去到那里……你丈夫是这里的一个执事。他会离开你的。是的。你的家庭会面临离婚的。”

但信心抓住了某样东西,神的道,她无论如何都要去。她坚定不移。她不会用“不”来作出回答。信心抓住了某样东西。我希望今晚也能这样,这里每一个人的信心都能握牢。信心不知道别的只认识真理。就是这样。
呐,瞧,可能还有另一群人过来说:“你会被人嘲笑的。你会被叫作圣滚轮,如果你去到那里,你就会被认为是他们中的一员。”但你知道吗?她仍然坚持不懈。无论她被称作是什么,她都要去。信心握牢了。
61

呐,可能来了一帮跟她有同样宗教信仰的传道人,说:“你知道……”或者说是她本族人所属的信仰圈子的人会说:“你知道吗?如果你去的话,你会被赶出教会的。”但她依然坚定不移。她无论如何都要去到那里,无论别人说什么。她想要去到那里。

最后她到了。就像挪亚一样,她到了那里。当她去到耶稣那里时,她以为一切就都结束了。很多时候人们认为因神祝福你,赐给你一个美好的聚会,或是很快就赐给你一个信心的搅动……主对你说话,把你从聚会中叫出来,你就认为:“哦,这就是了。”但记住,也会有一些失望的。神试验到他面前来的每一个孩子、每个儿子。
62

所以,当她去到耶稣面前时,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你知道,她去到了耶稣面前。但耶稣很快转过身来,给了她极大的失望,说:“我奉差遣不是给你的族类的。”呐,在她越过了每一个障碍之后,她藉着信心跨越了每一个障碍,去到了这个拿撒勒人耶稣面前,她一到那里,就在他后面哭喊,他却对她视而不见,走开了。最后他竟转过身来,责备她说:“我奉差遣不是给你的族类的。我奉差遣不过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何等的责备!如果我们五旬节派的一些人在那里,他们会说:“哦,如果他对此是这么觉得的话……”不但如此,她说,她认识到……他说……另外,耶稣说她的族类是一群狗。哦,太粗鲁了!这肯定会把一个五旬节派的人赶走的?
“赞美神,我要去到神召会,或跑去神的会,或是四方派。如果你不……我就离开所有的这些派别,去到浸信会。如果他们不要我,我就去长老会。我想我最后还是回到天主教里算了。”瞧?哦,是的。“他们不应该那样叫我,说我是只狗。不。”
63

是的,叫她是只狗,说:“我奉差遣不是给你的族类的。我奉差遣只是给犹太人的。我奉差遣不是给你们的。另外,你们的人只是一群狗。”哼哼。但她依然持守。哦,我喜欢这点。现在我觉得灵里兴奋了。阿们!

我喜欢这点。无论是什么障碍,她依然持守住那个信心。弟兄,那时,你抓住了。阿们!所有的……这世上的一切都无法把你从那个上挪开。是的。
她持守住。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紧抓不放。即使耶稣自己说:“我奉差遣不是给你的族类的,你们只是一群狗。我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你们这些狗吃。”哦,天啊。但她依然持定住。我喜欢这个。
64

她不是一株温室的植物,某种杂交的东西,就像今天的新式农作物一样。我该怎么说呢?注意,是的。温室的植物必须被呵护。你必须总是对着他喷药,恭维他。但一株强健的植物可以从那里长出来,拥有自然的能力,你不需要对它喷药。也没有臭虫去搅扰它。阿们!

这种杂交的东西,你必须要哄着他。如果卫理公会不要他们,浸信会会接受他们。如果这个不要他们,那个会要他们。这就是他们没有信心的原因。这妇人不是那种杂交的东西(不,先生。),不是温室的植物。她知道她追求的是什么,她抓住了某样能拯救她的东西。阿们!阿们!我喜欢这点。是的,先生。她不是一株我们今天拥有的那种新式作物。她持守住。
65

注意,她也承认耶稣所说的是真理。咻!“我是一条狗。”阿们!信心。听着,耶稣就是道。如果你拥有真实的信心,信心总会承认这道是正确的。信心从不会反对这道。阿们!信心总是持守道。道说出事情要成就的方式,信心也会那样认出它来。我要让这个渗透进去。是的,信心承认真理。

妇人说:“这是真理。”她承认耶稣是对的。信心总会那样做的。瞧,她所持守的超过了那个世代所有的犹太人。她抓住了某样东西,就绝不撒手。她里面有什么激动着她,让她知道她会得着所求的。无论她是不是被叫作狗,还是被叫作别的什么,被踢出去,被赶走,无论是什么,她抓住了某样东西,她知道那会满足她所求的。
66

愿神怜悯这个罪恶世代的人们。要抓住。如果这是神的道,它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理。要靠他而活;靠他而死。圣灵的信心会对每一个应许都回应“阿们”,是的。

她持守那个。她说:“这是真的,主啊。我不配。我是个希腊人,不是你的子民。我是一只狗,我来不是要你呵护我,按手在我身上。像乃幔或别的人所认为的:’他肯定会出来,按手在我身上,把大麻风赶走。’”
先知说:“去约旦河里浸。”哦。
67

瞧,这就是人们错过的原因。他们想要照着他们想要的方式去得到。神是照着他的方式赐下的。我们有一套方式。我们必须走那条路。就是这样。但神照着他的方式行事。

妇人说:“主啊,这是真的。我不配,我是只狗。你刚才说我是狗。但狗也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谢谢你,主。她愿意拾取碎渣。这与我们五旬节派的人有多大的差别啊!
你知道我们五旬节派的人问题在哪里吗?我们见的太多了,以至这对我们变得很平常了。我们太蒙祝福了。这就是我们美国人的问题。
68

当我去到印度时,看到他们的小孩子躺在那里,因为饥饿,他们的小肚皮胀得鼓鼓的,母亲躺在街上等死,在像那样的地方,看到的都是饥饿和饥荒。回到这里,看到那些丢进垃圾箱里的东西就足够喂养他们了;看到这些妇人们出去,花八美元去吃下午茶之类的东西;只吃了几口,谈些社会上的话题,然后就倒进了垃圾箱里。那可以喂养一些饥饿的朝鲜孩子。我们还自称是一个基督徒国家!我们吃的太好了。

69

五旬节派的人去到各处,然后再回来,他们经历了那些聚会,看到奥洛·罗伯茨的聚会,神对奥洛所做的;回来后,又看到另一个,另一个,另一个,都是神在运行。然后,接着你知道,他们就坐在那儿,把这看作平常了。

70

就像一个老水手,有一次,他从海上回来,遇见了一个诗人,一个英国的诗人。他对诗人说……诗人写了很多关于大海的诗。老水手说:“老兄,你要去哪里?”

诗人说:“哦,我要去大海,我从未见过大海,我所描写的大海只是我从书本上学来的。但我实际上从未看过大海。我渴望闻一闻咸咸的海浪,我想要看到反射在蓝色海水中的蓝天。我渴望听到海鸥的叫声。”
老水手站在那里,嘴里叼着一个大烟斗,吐了一口痰,说:“哦,我在海上生活了五十年,但我从未看到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71

为什么?他见得太多了,以至于海对他都成了平常。人们也是这样的,他们看到了在这末世,圣经准确地说出了圣灵是什么,基督在显现时、在他再来之前要做的事,他们也看到了事情发生,并说:“哦,很好,我猜这挺好的。”哦。这本该震动他们的心;这本该使我们坚定不移,想方设法,趁着还不是太晚,赶紧把信息传给人们。

72

“主啊,我只想要点碎渣。”记住,妇人从未见过一件神迹。她是个希腊人。但她听说了有神迹,听到耶稣行过神迹。她知道,如果耶稣能对一个人行神迹,而神是所有事物和所有人的创造者,那他就能为她做。她从未见过一件神迹,但她仍然相信会得到一个神迹。我们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地在看到神迹。她从未看见过。

她就像妓女喇合一样,当探子来到时,她从未说:“呐,等一下,让我去见见约书亚;让我看看他是如何穿着的;让我看看他是如何梳理头发的;让我看看他行神迹。”她从未求过那个。不,那就是为什么她称义了,因为她是藉着信心接受的。
她说:“我听见……”阿们!“我想要那位神成为我的神。”她听见了。当她听见时,那就是神在运行了。她知道那是神,因为她看到了那个迹象,有一位神能够征服世上列王的权势。她准备好了要接受他。是的。哦。
73

注意这对耶稣做了什么。他说:“因这句话,因这句话,”瞧,她对神的恩赐有一个正确的态度。你必须要正确地对待它。你坐在那里,你在教会中,你在祭坛上,不管你在哪里,你都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就近神。信心总是承认真理。

马大,让我们来讲一下她。马大,我们认为她总是忙于收拾屋子,因为她要接待耶稣。马利亚,则有点懒,只是坐在旁边听。当然,耶稣称马利亚听了更好的东西。但马大显明了她的本相,在她心中的是什么。她知道耶稣是神的儿子。
74

毫无疑问,她读过很多圣经故事。她读过书念妇人的事,那妇人过了生育的年龄。她为先知预备了一个小房间,因为她对她丈夫说,“我看出从我们这里经过的那个人是个圣人,我求你,让我们在我们家的旁边给他预备一个小房间,让他可以在那里休息。如果我们不在家,他可以直接进去。他可以有进门的钥匙。”她在表示友善。

以利沙给了她一个祝福,告诉她说她要有一个儿子。当那孩子十二岁时,他病了,他必定是中暑了。他哭喊说:“我的头,我的头。”他爸爸把他带了回去,或是叫人将他带回家去;把他放在他母亲的腿上,到中午的时候,他就死了。
75

现在,看看那个妇人的信心。她抱起孩子,把他放在先知的床上。嗯哼。把他放在了何等的一个地方。瞧?她把孩子放在那张床上,说:“现在备好骡子,我若不吩咐你停,你就不要停。”她就动身往山上去,到了以利沙所住的山洞里。

神并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的先知,只是告诉了他要他们知道的。以利沙举目望去,对基哈西说:“书念妇人来了,她满心忧伤。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神对我隐藏了这事。”他说:“你一切都平安吗?你丈夫一切都平安吗?你孩子一切都平安吗?”注意这个书念妇人。“一切都平安。”阿们!
76

为什么?她是在一个人的面前,神的代言人,这人能行出神迹,让一个像她那样过了生育年龄的女人,和像她丈夫这样年迈的一个男人,奉主神的名祝福了他们,并看到了异象,告诉她说她要抱一个孩子。她就抱了孩子。她知道那是一个属神的人。

所以她说:“让我去找他。”当她到了他面前时,她说:“一切都平安。”阿们!“一切都平安。”然后她就开始倾诉。
77

然后,以利沙告诉基哈西说:“拿这根杖,”因为以利沙知道他所碰过的东西都是蒙福的。呐,那个妇人是否相信,我不知道。我相信保罗,作为一个很基要的人,就是从这一点上想到了,从他身上拿手帕和围裙去放在人们身上。

那时,以利沙说:“拿这根杖,束上腰。如果有人跟你说话,不要回话,去把这杖放在那个死去的孩子身上。”
但那个妇人的信心不在那根杖上;而是在先知身上。那根杖从未告诉过她那个;是先知告诉她的。她就坚定不移。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
哦,我喜爱这点。赞美神!如果人们能抓牢圣灵,今晚神在这地上的代言人,像那样持守住他,说:“我必不让你走。”你可能要像雅各那样整夜摔跤,但你一定会得着你所求的。持定住它。要坚定不移。她持守着,直到她得着了所求的。
78

也许马大读过这个故事。她知道如果神在那个先知里,而耶稣是那个时候的那一位。如果神在他的先知里,那他也肯定在他儿子里。所以她出去迎接耶稣。当她见到耶稣时……她本可以责备他,因为她曾派人去请他来。拉撒路死了四天了,发臭了。她跑出去迎接耶稣。她听说他来了。她坚定不移。她离开了送丧的队伍去迎接耶稣。尽管他曾拒绝过她,但她还是去迎接他。她坚定不移。

她跑到他面前,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我喜爱这点。瞧?“尽管他死了,尽管他臭了,但是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79

呐,那就是使事情成就的方式。呐,那就是你们会众对你们的牧师应当采取的方式。瞧?那就是神回应的时候。是的。你必须要以正确的方式,怀着敬畏去对待神的恩赐。侍奉是传道人的恩赐。他们是这身体里的恩赐;五个属灵的恩赐,是神预定和预先定下给教会的。我知道在这身体里面还有九个本地的恩赐,但那是神职分的恩赐,这些职分:使徒、先知、教师、牧师、传福音的。如果我们想要从神那里得到什么的话,我们就必须尊重他们。

80

她一直跑到耶稣面前,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我喜欢这点。尽管医生这么说,“但就是现在,主啊。”医生说你得了癌症,“但就是现在,主啊。”医生说你不会得痊愈了,“但就是现在,主啊。”是那样的。“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他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是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长远活着为我们代求。哦,他自己那流着血的衣服就摆在神的祭坛前:是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的大祭司。
你的信心可以触摸到他。他可以从这教会中取一个职分,藉着他们的嘴唇对你回话,准确地告诉你,他会做他在这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他应许了要这么做,他也正在做。阿们!为什么我们不能坚定不移呢?当然能,我们拥有的比她所拥有的多得多。
81

注意。呐,马大,她说:“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看看这个。尽管耶稣拒绝了她,她还说:“我想要你做的唯一的事就是祈求祷告。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听听这个。伙计,那时,齿轮开始咬合到了一起。信心开始遇见神了。就好像是把正负极放在了一起;你很快就会得到亮光了。呐,你注意发生的事。
呐,他说:“你兄弟必然复活。”马大说:“是的,主啊。在末日普世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他是个好男孩。他会出来的。”
这时耶稣直起了身子。瞧,事情开始要发生了。她正在坚持,就像挪亚一样,也像我们正在讲的这个希腊妇人一样:坚持到底。
82

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和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她说:“是的,主啊。(哦!)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我信你就是你所声称的,是神的儿子。事情必须发生。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83

几年前,一个妇人遇见我,跟我讨论那点。她对我说:“伯兰罕弟兄,在你的讲道中我只发现了一个错误。”

我说:“谢谢你。只有一个错误,那真是太好了。”
她说:“那就是:你太夸大耶稣了。”
我说:“哦,如果是那个的话,我很高兴我那样做。”我说:“我怎么夸都不过分。”
她说:“但你瞧,伯兰罕先生,这里有一件事……”她的教会不相信耶稣就是神;只相信他是一位先知。如果他只是一位先知,那我们就都失丧了。如果他有什么地方比神小一点的话,我们就都失丧了。是的。他的确是神。
她说:“你使他成为神了。他不是神。”
我说:“他是神。”
她说:“你声称你相信圣经。”
我说:“我相信。”
她说:“如果我藉着圣经证明他不是神,你会接受吗?”
我说:“如果圣经说他不是神,我会接受;但你无法证明这点。”
她说:“我能做到。”
我说:“好的。”
84

她说:“在《约翰福音》11章,圣经说当耶稣去到拉撒路的坟墓那里时,他哭了。如果他是神,他就不会哭。”

我说:“女士,你的辩解比用饿死的鸡的影子熬出来的汤还稀。”我说:“你没有任何……”我说:“是的,他是神。他是神又是人。”是的。我说:“当他哭泣时,他是人。但当他站在坟墓旁边,那里有一个人已经死了四天了,他说:’拉撒路,站起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就又活了过来。(荣耀!)那比人大多了。”肯定的。
那天晚上,他从山上下来,饿了,想要在无花果树上找点东西来吃,他是人。当他饥饿时,他是一个人。但当他用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时,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造物主。阿们。
85

那天晚上,他躺在船尾时,他是人,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他的嘴唇因讲道都裂了,他的声音沙哑了,变粗了。他躺在那条船上睡觉,海上一万个魔鬼起誓说那天晚上他们要淹死他。那时,门徒让他躺在船尾的一个枕头上,甚至上下翻腾的海浪也无法把他摇醒。当他睡着时,他是人。当他累了时,他是人。

但当他们叫醒他,他站在那里,脚踩在船的帆索上,举目望天,说:“静了吧!住了吧!”风和海浪就顺从了他,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在那个人里面。他是神。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是神先知。神在人里面,耶和华成了肉身,把死亡的毒钩拔掉。
86

注意。他在十字架上呼求怜悯时,他是人。是的。但在复活节早上,他拆开了死亡、阴间和坟墓的封条,复活了,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那比人大多了。

世上任何一个稍微有点成就的人,也都是相信这点的人,甚至诗人……有位诗人曾说: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埋葬,他带走我一切罪愆; 复活,他使我称义,永脱罪权势;一日他再来,我得福无边。
87

受逼迫的埃迪·佩罗尼特,他写了主再来的加冕礼之歌。他说:

何等权柄,耶稣尊名!天使全都俯伏; 献上冠冕,同心尊敬;他为万有之主。
88

那是神在肉身显现。瞎子芬尼·克罗斯比,她对主是怎么说的?她说,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莫把我漏掉。 你是我安慰的源头,于我比生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阿们。
他比人大多了。他是神。是的,先生。马大坚定不移,直到她得到了所求的。
89

不久前,大约是一年前,一天我从聚会中回来,很累了。我下去我的小教会讲道。一个妇人,也许她今晚就坐在这里……如果她在,我想请她站起来。她是从加利福尼亚的某地来的。他们带她进来;她体外有一个像这么大的肿瘤。那个肿瘤重有五、六十磅。她看起来很可怕。人们必须把她扶进来。

通常在我的教会里,我都很累;我不为病人祷告。我只是进去,对教会讲道,然后就回家。如果我没弄错,今晚就有一些弟兄姐妹坐在这里,是从杰弗逊维尔一路下来的,他们帮着搀扶那个妇人。他们说……我从后门出去了。她坚持不懈,人们告诉她说:“当伯兰罕弟兄像这样进来时,他不为病人祷告。他太累了,我们不打电话给他。等几天吧。”
她说:“我不能等。”
90

所以,她让一些执事或理事,把她抬到了后门那里。当我讲完道出去时,她抓住了我的裤腿。她持守着。我按手在她身上,几个月后……她就在这里,是你吗,姐妹?她现在就站在这里。哪里没有神迹?到处都有。我为她祷告之后,肿瘤就消失了。神医治了这个妇人,当时还需要一帮人扶她出去。这是什么?坚持不懈,坚定不移,她相信,她就持守着。需要的就是这个。需要某些坚定不移的东西,需要什么来持守住。

91

约沙法和亚哈的时候,米该雅在那里……人为什么想要跟像那样的一个假冒伪善的人结盟呢?他结交了错误的伙伴,就好像很多人所做的那样:去到了不信者当中,社会福音,像那样的东西,你把自己搞乱套了。约沙法说:“我们要上基列的拉末去,哦,肯定的,当然可以。”他们去找来了四百个营养充足、受过良好训练的先知。他们来到那里,说:“上去吧。神必与你同在。”

西底家去弄了两个大铁角来,说:“你可以藉这个把他们赶出去。(因为什么?)约书亚分了地,基列的拉末是属于我们的。”那听起来很好。瞧,那听起来很合理,很基要。他说:“你完全可以把他们从这地上赶出去。”
92

但你知道,在教会里,在那个人的心里面有某些东西,他是个属神的人。约沙法说……瞧这里。那里有四百个人,异口同声,言辞一致。他说:“呐,我知道……”

“这必定是正确的。”亚哈说:“呐,我们是犹太人,”耶洗别跟他一同坐在宝座上。瞧,他说:“呐,瞧这儿,四百个犹太先知说:’上去吧,主如此说。’”
但那听起来不对劲。约沙法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先知吗?”
“还有一个?为什么我还需要另一个呢,我们的整个神学院都在这里,主教和所有人。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另一个呢?”
他说:“哦,不是还有一个吗?”
亚哈说:“是的,是有一个,只是我恨他。”
约沙法说:“哦,王不必这样说,去叫他来吧。”
“他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只是我恨他,他总是对我说凶言,总是对我说三道四。”
93

哦,是的。他正在修剪鸡眼,清除肉赘。瞧?每个人都想要被哄着,宠着。这就是造成温室植物的原因,必须要用“你这个也好,那个也好”给他们喷药。基督信仰是粗犷的。福音必须要赤手空拳地操持,而不是带着神学的手套。是的。柔软的白手套,那是属于女人的,不属于传道人,不。听着,弟兄。这道必须要照着它本来的样子来经手,不是把某个神学院的教条加在里面,而是它怎么写的就怎么来。

94

于是,他们差派了执事会去告诉他,说:“呐,瞧,米该雅。如果你说的话跟主教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我们就接纳你再回到协会中。”

他这可是找错了人。米该雅知道应该怎样去信靠神;他说:“我对永生的神起誓,我只说神放在我嘴里的话。”哦,弟兄,上神学院或不上神学院,合作或不合作,他说:“我只说神放在我嘴里的话。”他花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回来说:“上去吧,但我看到以色列民分散,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
然后,那个大主教就打他的嘴说:“神的灵从哪里离开了我呢?”
他说:“我看到神坐在天上。召集开会,我看到一个邪恶的灵上来,一个谎言的灵,说:’我要下去,进入那些先知的口中,使他们发假预言。’”
你说:“哦,弟兄,一个人怎么知道他说的到底对不对呢?”为什么?米该雅的异象符合这道。神的道已经藉着先知说出来了,主的道总是临到先知。如果先知以利亚咒诅了亚哈,告诉他说,狗要舔他的血,那他怎么能祝福神所咒诅的呢?所以他的异象是符合这道的。
95

前几天,一个人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他在从事释放人的事工。他说:“你怎么知道是神而不是魔鬼在藉着你说话,还是魔鬼呢?”

嗯哼,我说:“用道来查验它。如果它与这道不符,那它就是错的,我不在乎它看起来有多好。”
在旧约里,他们有一种方法来分辨先知是不是讲了真理,或做梦的做的梦对不对。他们把他带到圣殿中,把他带到乌陵土明面前。如果乌陵土明发光,从里面反射出来的那种混合的光就像一道彩虹一样,那就是神在认可那个先知,或是预言,或是做梦的是正确的。但如果它不发光,不管那看起来是多么真实,那都是错的。乌陵土明总会回答的,神赐给了他们超自然。
96

我告诉你,那种祭司制度结束了,那个乌陵土明消失了;但我们今天有了一个新的乌陵土明,那就是这圣经。如果一个传道人,或别的什么人,所传讲的教条或别的东西是在这圣经以外的,对我来说,那就是错的。不管它看起来是多么真实,那都是错的。它必须要与这圣经相符。不要把它跟任何东西混杂。只要保持它的原样。那是神的方式,我们也必须以那样的方式来接受和相信。是的。

97

那个瞎子,肯定的,他无法与他们争论神学。但他坚定不移。他知道他以前是瞎眼的,但那时他能看见了。是的,他知道一件事;他非常坚定。他们说他的父母……他们说:“任何承认这个加利利先知的,我们都要把他赶出教会。”

所以,这个人抓住了某样东西。有件事发生在他身上了,他坚定不移。他可以告诉他们。呐,他不能……他说:“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奇怪的事,这件事只有神能做。据我所知,一个生来就瞎眼的人恢复了视力,在历代的任何一个教会中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你们本该是这个时代人们的领袖,而你们却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这真是一件怪事。”
弟兄,我认为,他有一些很好的论点。是的,先生。今天人们说:“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神学家等人竟不知道圣经预言了这样的事要发生。哦,弟兄,我们该怎样坚定不移啊!
98

腓力,当他站在那里听到耶稣对西门说话,叫他西门(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以前从未见过他),他坚定不移。他去找到了拿但业。当拿但业来到时,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的?”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就真正地坚定了。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99

井边的那个小妇人,她在等候弥赛亚来到。她来来回回地听过所有这些神学家们说的,但如果这就是他们最好的东西,她想那她还不如去到街上,做个妓女算了。

一天,她去到井边打水。那里坐着一个普通人,我想他看起来大约有五十岁了。妇人看着他,他请妇人给他水喝。结果她就想到了他们的风俗,说:“我们有种族隔离,”等等。
100

但耶稣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的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这些事就是他要做的。”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呐,按照律法,她本不该在市场上告诉男人任何事情,因为她是个坏名声的女人。但弟兄,她坚定不移,她靠着自己的坚持不懈说服了他们,以至于她说:“你们来看一个人!不要坐在那里,不要坐在这里,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那被应许的弥赛亚吗?圣经说:’主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这就是他。”她坚定不移,以至于她把人们都叫到了那里,他们都信了耶稣。
101

这使我想起了我们在墨西哥发生的一个小故事,不久前,基督徒商人会的“声音”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我们去到那里……瓦尔迪纳将军把我带到了那里。通过这个军人的影响让一个新教徒进来,这给墨西哥政府招来了点麻烦。主教走上前去,说:“先生,你知道这人不是天主教徒吗?”

他说:“不。但我想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人们说,有数千人来听他讲道。”
主教说:“哦,只有没有学问的小民才会去听一个像那样的人讲道。”
他说:“你们已经在这里有五百年了,为什么他们还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呢?”
102

我想那很好地封住了他们的嘴。所以他们就让我们在那里得到了一个地方,成千上万的人聚拢了来。我在那里呆了大约三个晚上。一天晚上在讲台上,我注意到来了一个可怜的墨西哥老弟兄,他完全瞎了,赤着脚,长满了老茧,他手里拿着旧帽子,是用线绳缝的,他的裤腿都烂了。我看着他,全身都是土。他走到那里,手中拿着帽子。他对那个带他来的人小声地说着什么。当他接近我时,他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十字架,开始说:“万福马利亚。”我让他收起来。

103

呐,他上到那里,我看着他。我想:“他是个可怜的老人,也许他一生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他站在这里,脚上连鞋都没有。我穿着一双很好的鞋站在那里,穿着一套西装。”我相信就是卡尔·威廉斯弟兄和他妻子送给我的那一套西装。我站在那里,想:“我穿着一套西装。”我想……我把我的肩膀……我想:“如果衣服适合他的话,我肯定会送给他的。”

我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脚边;鞋根本不适合他。我想:“我能做什么呢?”我想:“他在那里因瞎眼而跌跌撞撞,可怜的老人。”你必须先同情人们,否则你为他们祷告就不会有任何的益处。就是这样。我想:“如果我父亲活着,他就是这个年龄了。”
104

我拥抱他,开始像那样搂住他,我说:“主耶稣,除了你,没有任何东西能帮助他。他连一分钱都没有,也许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或一生从未穿过一套像样的西装。他站在这里,自然对他太残酷了,以至于让他瞎眼了。看看命运对他所做的。哦,主神啊,怜悯他。”

我听到他喊“哥罗里亚阿底沃斯”。我看了看,这个老人就像我一样能看见了。他高兴地叫喊着离开了讲台。
第二天晚上,那里就有了一大堆的围巾,衣服,堆在讲台上有这样高。下着雨。呐,那些人没有因为我一直等到九点才去而争吵;我一直到九点才去那里。他们早上八、九点就去了那里,彼此靠在一起,只能一个挨一个,没有地方坐下来,只是站成了一个大圈,彼此靠在一起。
105

我去到讲台上,开始传讲信心,看着那一大堆的围巾……他们怎么能知道那些帽子、大衣等等是属于谁的呢?我越过那堆东西看着会众。比利来到我面前,说:“爸爸,我们有一百多个引座员站在那里,有一个女人抱着一个死去的婴儿站在那里,我们那么多的引座员都无法把她挡在祷告队列外面。”

我说:“哦,她很高大吗?”
他说:“哦,她只是个小不点,但她一整天都站在那里,抱着那个死去的小婴孩。”
杰克·摩尔弟兄,你们很多人都认识他,他就站在我后面。我说:“杰克弟兄……”埃斯皮诺沙弟兄(你们很多说西班牙语的人都认识他。)他说,他是我的翻译。我说:“摩尔弟兄,你下去那里,她不认识我,你下去那里为她祷告吧。”
106

那妇人从那些引座员身边穿过去,从他们脚下爬过去,从他们背上翻过去,怀中抱着一个死去的婴孩,一个信天主教的女人,她竭力要去到台上。

为什么?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她听说那个瞎子恢复了视力。她知道如果那是神,那就是给活人的神;神能使死人复活。那位能赐人视力的同一位神……那个死去的婴孩,无论是什么样的状况。是的。她知道他是神,她竭力要到台上去。
所以,摩尔弟兄动身去为那个孩子祷告,我转过身来开始说:“正如我所说的……”
埃斯皮诺沙弟兄翻译说:“信心就是实底。”
这时我看到,在我前面有一个小墨西哥婴孩,有点黑黑的脸,小小的牙龈闪亮着,一个小家伙,正笑着坐在我面前。我想:“这必定是那个孩子。”我看到摩尔弟兄正要从引座员身边挤过去。我说:“等一下,摩尔弟兄。引座员们,叫她过来吧。”
107

她不能上台的原因,是她没有祷告卡。那个弟兄,我叫他玛拿纳,意思是“明天”。他太慢了;他下到那里,站在那里分发祷告卡。比利下去看着他,确保他没有卖祷告卡,看着他走到各处。他不会说西班牙语。他把所有的祷告卡都发出去了,一张都没有了。但她无论如何都要挤进去。她坚持不懈。她想要那事成就。

108

所以,摩尔弟兄开始往回走,我说:“等一下,摩尔弟兄。”

他说:“怎么回事?”
我说:“我不知道。埃斯皮诺沙弟兄,不要翻译。”我说:“我看到了一个墨西哥小婴孩站在那里看着我,就在这些会众的头顶上方。让她到这里来。”他们没有翻译这个。
那个小母亲走上来,是个漂亮的小妇人,大约,我想大约是二十五岁,全身都湿透了,她漂亮的头发垂在脸上,眼睛里满了泪水,顺着她的脸流下来。她跑上讲台,就仆倒在地板上,开始呼喊:“帕德雷。”我想它的意思是“神甫、教士”之类的称呼。我说:“站起来,站起来。”
109

埃斯皮诺沙弟兄走过来;我说:“婴孩什么时候死的?”

她说:“今天早上九点。”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一条湿透了的小毯子像那样裹在孩子身上,她抱着那个小尸体,像这样伸过来。
“先不要动,就一会儿。”她站在那里,我说:“天父,我在异象中看到一个墨西哥小婴孩,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婴孩。但为了安慰这位母亲的心……那可能是从你而来的异象,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我按手在婴孩身上,他就开始“哇哇”哭了起来,开始像那样踢腿,他就活了。那个妇人的坚持不懈……
110

埃斯皮诺沙弟兄今早可能就坐在这里。有很多人……对吗?埃斯皮诺沙弟兄在这里吗?你们所有的人都认识他,你可以……你们都知道这故事。那是什么?那个小妇人,坚持不懈。哦,她知道,如果神能打开那个瞎子的眼睛,那他也能医治她的孩子,使他活过来。

所以我对埃斯皮诺沙弟兄说:“你对此什么也不要说。你们现在别这样做,因为我唯一看到的就是在这里的这个小婴孩。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差个跑腿的跟着这个妇人,去见医生,弄一张那个婴孩已死的声明,他宣告婴孩死了。”
埃斯皮诺沙弟兄就派了跑腿的跟着她,第二天去到了医生那里,医生说:“我宣布这个婴孩昨天早上九点死了。他死于肺炎,”或类似那样的疾病。那个婴孩死了,但现在他却是活的。为什么?信心。尽管她是个天主教徒,我是个新教徒。但信心抓住了某样东西。哈利路亚!你必须要坚持不懈,坚定不移。
111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你必须要知道,神依然是神,神过去一直是神,将来也一直是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用信心抓牢它并坚持不懈。不要放松;神应许了,神就有责任成就。神作出了应许;神必那样做。
让我们低头一会。我讲不完了,得等下次了,因为我刚注意到时间已经有些晚了。坚持不懈,坚定不移。[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112

明天下午,我想用整个下午来为那些有祷告卡的人祷告。我感觉到圣灵就在这里,你们有足够的信心让他运行。你们相信吗?如果你们相信,就举手。好的。需要这个才能把圣灵带下来。

在这群会众中,我没有看到一个人是我认识的,除了刚才在那里站起来做见证的姐妹之外,她长的大肿瘤得了医治。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我昨晚就想问了。坐在这里的这个人是阿普肖姐妹吗?神祝福你,阿普肖姐妹。她的丈夫,你们还记得威利·阿普肖弟兄吗?那天晚上在那个地方,一个坐了六十几年轮椅的残疾人。神医治了他,他得了医治,一直到几年后他去与耶稣同在。除此之外,我所认识的只有这些。
113

但你们需要神。呐,让我们停下,花几分钟来查考一下。呐,你们有多少人知道,耶稣,当他在地上时,他来的时候,他是神的弥赛亚,是那位受膏者。你们相信吗?人们怎么知道他就是那位受膏者呢?因为他行了弥赛亚的迹象。呐,他们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而以色列人总是相信他们的先知。

圣经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是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对他说话等等。如果他所说的成就了,你们就要听他。但如果他所说的不成就,那就不要怕那位先知,因为我没有对他说话。”瞧,这是常理,只能这样。明白吗?
114

呐,照着圣经,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一位神先知。摩西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申命记》)。”当他来到时,他们怎么认出他是一位先知呢?因为他所预言的事是完全正确的。他知道他们心中的意念。他说出了他们是谁,他们怎么了,他们有什么需要,他们所做过的事。对吗?他们知道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

当耶稣说出了他是谁,腓力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神迹行在了他身上。
呐,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115

呐,如果我今晚告诉你……让我指给你们看教会的软弱境况。我们声称是基督徒。如果我说约翰·迪林杰的灵在我里面,我就会拿起枪,成为一个歹徒,因为那会是我的本性。如果我说灵……如果你把南瓜藤的生命接在葡萄藤上,它就会结南瓜。肯定的。在它里面的生命会表达出它来。把苹果树的生命接在梨树上,就会结出苹果,因为是苹果树的生命在它里面。

把基督的生命接在一个人身上,那就会结出基督的果子,基督的生命。这就是为什么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呐,瞧。他曾组织过一所学校、一家神学院吗?“我所做的事……”他说:“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我所做的事。它们是为我做见证的。”
116

是什么样的事工在为他做见证呢?看看那个小妇人,她说:“我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做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我就是他。”
她就跑进城,说:“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这岂不是弥赛亚应当做的事吗?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瞧,哦,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一样的。呐,唯一改变的是肉身。“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宇宙,世界的秩序)不再看见我,你们(教会,信徒)却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人称代词,我必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结束)。我必与你同在,也要住在你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是昨日今日、一直都永远都一样的。那么,如果是基督的灵在我们里面,那他就会做基督的工作。那就是我的信心所站之处。
117

你知道,我不是一个传道人。我没受过教育,我不会讲道。我没有声称我是。但我的讲道是藉着一个恩赐,来确认传道人所传讲的道。我猜,神因为我的无知,所以用这种方式把我兴起来,因为他知道我的心,我爱人们,也爱神。我想要做点事。

如果我不爱你,那我就不爱神。我能服侍神的唯一方式就是服侍你们,彼此服侍。“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小子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118

今晚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我为什么不在家里呢?为什么我不带着我的钓鱼竿跑到某处的山上去?却来这里作骗子,然后在将来的审判中与神相见吗?我才不会这么做呢。我宁愿先去钓鱼,去打猎,安然见神;也不愿作为一个骗子站在这里……

那不是为了名声。你知道我远离这种东西。我没有什么大的节目,向人们求钱财,以及所有那样的事。在我一生中,我从未收过奉献。神把我差到哪里,我就把聚会放在那里。无论是在廷巴克图,或是在别的什么地方。如果他让我去对着五十万人讲道,像在孟买一样,他就会差我到那里去的。会有人来赞助的。如果我想要来到这里,只有四、五个人的地方,那我就不需要任何钱了。我想要在神能使用我的地方。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在神能使用我们的地方。瞧?
119

呐,他是神。如果他今天不是跟以前一样的神,那他就从来都不是神。圣经说他是大祭司。对吗?他可以被我们的软弱触摸到,一位活着的大祭司,永远活着为我们代求,可以被我们的软弱触摸到。

呐,莎卡林太太的见证,成百上千的其他人都可以做同样的见证。呐,你知道我不是弥赛亚。我是你的弟兄,在你们中间是最小的一个。我曾经是一个浸信会的传道人,因为浸信会不接受这个,我来到你们中间。他们告诉我说我头脑不正常了。但我知道如果是神差来的,某处就必有人会接受它。所以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120

呐,这只是一个恩赐。如果神能在那个位置上信任我的话,我就是他的代言人。呐,这些人是学者。他们受过训练,知道该如何把话语组织到一起。我却只能随着感动,泼洒出去。但他们知道该如何把话语组织到一起,讲出其中的意义。我却只能伸出手去,抓过来,再扔出去;伸出手去,抓过来,再扔出去。我只能这么做。

但在这里是一个恩赐,如果神愿意的话,他就会藉着它运行,藉着这个来说话,是那同一位大祭司。那个摸到他衣裳穗子的妇人……如果他还是同一位大祭司,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如果他是一样的大祭司,他就会行同样的事。你们相信这个吗?呐,要对神有信心;不要怀疑,只要相信。
121

我想知道在这里,你们生病的人,不管你是在这会堂里的什么地方,你知道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请你举起手来。呐,几乎都是。现在,你们祷告。你们这么做……

呐,这点神应许过了。我要是有时间的话,就会带你们回到耶稣所说的话上,“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你们注意到天使会跟什么样的教会呆在一起吗?那时,他像那样背对着会众,或者说是背对着帐篷,说:“撒拉为什么在帐篷里暗笑?”
呐,耶稣在这里预言这事要再发生。神以那样的方式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印证了自己,但对外邦人却没有;因为外邦人没有仰望弥赛亚。今天我们也在仰望一位弥赛亚,他在以前的做事方式……神是神。他决不能做出一个决定,然后再改掉它,说:“我要做别的事。”如果他让教会靠着神学进去,却没有像过去那样把自己显明在人们中间,那他就是在我们身上做他以前所没有做过的事。但他应许了要这么做。那就是我所相信的,也是他所印证的。
122

呐,要对神有信心,坚持不懈,说:“主耶稣,站在那里的那个秃头传道人对我一无所知,但你知道。主耶稣,我没有任何紧张,没有任何压力谦卑地上来。我承认我所犯的一切罪。我爱你,主。让我来触摸你,好吗,主?我需要你。请你使用他的嘴唇。如果他告诉我的是真理,我相信他已经说了,请用他的嘴唇来回应我,天父啊,让我知道。求你对我说话,就像你对那个患血漏的妇人所做的。我要信靠你。”你愿意这样做吗?如果你能持守住的话,这会使你坚定不移吗?好的。

123

让我们祷告。天父,这聚会是你的。我无法使自己……我只祈求,主啊,我甚至都不祈求你这样做。但如果这是你神圣的旨意,在你的秩序中,那就愿它成就。无论我说什么,从你而来的一个字就比我们所有人一辈子所能说的话都更有意义,主啊,只要从你而来的一个字。

呐,在这三十一年的传道生涯中,我竭力要持守你的名,传讲你。呐,父啊,你从未在任何时候让我失望,我相信你今晚也不会。所以我祈求你赐给我们一些东西,主啊,让人们,就是在我们中间的陌生人,能回家去,说:“耶稣基督的确不是死的,他是活的,因为我看到他今晚藉着人做工,做同样的事。那必定是同样的生命。”那时,他们就会渴求你,主啊,来承认你是他们的救主。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24

现在退回来,不要……祷告,只要为我祷告。瞧?也许在这里。我们的时间就在今晚。马上就进来了。我喜欢这样。哦,你真不知道我现在的感受。顺便说,你们买过那张照片吗?有多少人见过主的天使的照片?他们后面那里就有。你们可以去拿。它就是在这里被拍下的;现在就挂在华盛顿特区的宗教艺术博物馆里。这道火柱是被拍下来的唯一超自然之物。

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小伙子,那天我正在河里给人施洗,那是我在宣道浸信会传讲的第一个信息,我正在给五百个人施洗。在1933年6月的那个下午,大约三点,那道火柱从空中旋转而下,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有声音传下来,震动了周围的整个地区,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预告了基督的第一次来到,你的信息要预告他的第二次来到。”呐,从那之后,立刻就开始了一场复兴。那复兴横扫了全国,去到了全世界,五旬节的复兴。那就是所发生的事,基督的第二次来到。
125

呐,远在加拿大的报纸都刊登了这事。它被登在了文章里等等,传到了美联社。我不断地告诉人们。最后,照相机的眼睛也捕捉到了它。现在他们就把它挂在后面。

呐,有多少人知道那火柱就是耶稣基督,是立约的使者。是的,肯定的。呐,注意。当耶稣在地上时,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归到神那里去。”对吗?“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归到神那里去。”在他受死、埋葬、复活之后,保罗(那时候还是扫罗),他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要抓那些弄出了太多噪音、乱喊乱叫的人。
126

他在路上时,那火柱降在他面前。那些人没有看到火柱,但他看到了;那些跟他一起的人没有看到。但火柱将他的眼睛弄瞎了,他就仆倒在地上,主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他从神那里来,又归到神那里去。那时,火柱,圣灵在一个被称为耶稣基督的人的肉身里面,行出了那些神迹。
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就是他。科学世界证明了……乔治·莱西,他是联邦调查局的头头,检查了那张照片,你们都知道。照片后面就有他写的评语。他说:“我曾是你的批评者,伯兰罕先生。但这台照相机的机械眼无法拍摄到心理作用。”他说:“是那道光照到了镜头。”
127

呐,如果圣灵所做的见证跟耶稣基督所做的见证不一样,那就不是同一个圣灵。但如果他做了,那就是神在我们中间。你们能全心地相信吗?

祷告。在这片区域的人,只要祷告并朝这边看。你们全心相信吗?圣灵就在这里。现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里的每一个灵都置于我的掌控之下,为着神的荣耀。现在要安静坐着。那些疾病会从一个人去到另一个人身上。你们知道这点。只要祷告。
是的,瞧这里。你们看到悬在站在那里的那个人头上的那道光吗?那道光正悬在那个低着头的人上面。他的后背有问题,他的后背就要做手术了。亚瑟,奉主耶稣的名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哈利路亚!
呐,我想要问你们一件事。我想要问弟兄们。他摸到了什么?他从未摸到我。他离我有二十码远。是的,先生。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刚才被神触摸的那个人,你只要来回地挥挥手。如果我们彼此不认识对方,请挥挥手。怎么回事?神认识他。
128

在他后面的那排,有一个瘦小的墨西哥妇人。她正在为她丈夫祷告,她丈夫患有神经紧张。要相信,姐妹,他会痊愈的。你相信吗?神祝福你,我们是陌生人吗?不要怀疑;要有信心。你看到神是什么了吗?

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这里,瞧这儿。再来看那个妇人。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妇人坐在那里。她患有溃疡,她的腿上有溃疡,出血;是在她的左腿上。她坐在那里祷告:“主耶稣,愿我被叫到。”如果是,请举手。我不认识这妇人,她是个陌生人。如果是,请挥挥手,如果我们是陌生人……我怎么可能知道她在祷告什么呢?能听到祷告的同一位神也能回应祷告。他是神。阿们!
129

坐在那里,身穿绿色裙子的这位妇人又怎么样呢?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不是吗?如果神告诉我你所求的是什么,你愿意相信吗?你正在寻求圣灵的洗。如果是,请举手。奉耶稣基督的名领受圣灵吧。

你们全心地相信吗?只要有信心,不要怀疑。要相信神的道。你们准备好要相信吗?
这里,瞧这里。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先生,我相信你能做……“我就是无法做到。”但那道光刚才就悬在你上方。继续祷告吧。
130

坐在这里,就在我面前的女士。她刚做过一个手术,妇科器官,子宫完全切除了。但手术没有做好,情况变糟了。你相信神能医治你吗?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吗?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他能让我叫出你的名字吗?科尔太太,你要全心地相信。你住在格伦代尔市枫树东街700号,回家去相信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顺便说一下,坐在你身后的是你母亲,她也在受苦。看到她的女儿得了医治,这极大地震动了她。在你腹部有一个肿块;你正在为此祷告。你全心地相信吗?那你就必得医治。要有信心。
131

光正在这个男子上方。先生,你患有……如果你只坐在那里,你就会死。就是这样。你肺里有积水。神祝福你,阿们!让我们说:“赞美主。”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站起来赞美主。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他从后面过来了)……
132

你要他作你的救主吗?你相信他吗?现在上祭坛来吧!你们想要圣灵的人,让我们祷告。来吧。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这是时候了,要相信。)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133

来吧,罪人朋友。来吧,你们没有圣灵的人。这是领受圣灵的时刻。那个患有肺结核的男人,站起来,先生,神使你痊愈了。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赞美耶稣,(主耶稣,奉耶稣的名求你应允这医治。)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赞美耶稣,(继续上来吧;每个想要基督的人,继续上来吧。圣灵刚降在了这里的一个小男孩身上。)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让我们……他还是一样的,神啊,求你应允,我求你使他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