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22B 释放压力

1

今早再次来到这里,融入到像这样的一群人中。莎卡林弟兄……[磁带有空白—编者注]主延长了他的生命。当我听到这个时,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新闻。但我很高兴我们所传讲的东西也在我们当中运行,很高兴看到神在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

我们只有几分钟,大约只有两分钟来讲道。然后我想要为那些通过收音机听道的人,和那些有需要的人祷告。
2

我们刚离开了北卡罗来纳州的南松城,主在那里行了大神迹。一天晚上当我们进来时……一个小妇人抱着一个脑积水的婴孩,她到的太晚了,没能拿到祷告卡,不能进到祷告队列中。但她就抱着她宝贝的婴孩站在布帘后面,泪水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只有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会那样。孩子的小脑袋肿胀的是那样厉害,他的小眼睛鼓了出来,粗大的静脉血管凸出在他的脑袋上,医生必须每天都给他注射某种药品,为能使他再多活一天。

3

当我经过时我四下环顾,看到了那个抱孩子的母亲,我对我的儿子比利说:“那个可怜的小妇人……”

他说:“爸爸,她向我要祷告卡,但她到的太晚了,我已经发完了。”
我说:“哦,那就告诉他们再继续唱那首歌’只要相信’,让我快速过去,为那个孩子祷告。”
我下去为那个小孩子祷告,求我们的主施怜悯于他。然后那天晚上那个妇人就把孩子带回家去了。第二天早上,她起床去看那个小家伙,让她吃惊的是,那些粗大的静脉血管消失了。脑袋完全恢复了正常。
她立刻去到医生那里,医生也很惊奇,他说……他验了孩子的血,看是否还需要再为他注射什么药。他说:“哦,不再需要了。”
4

这在那整个地区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这是荣耀神的又一个见证,让人们知道当人的心真诚并想要信靠神的时候,神就会应允祷告。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我相信神喜爱为他的子民做事情。

呐,刚才他们转交给我一大堆请求,是那些打电话进来的人要求代祷。你们在外面收听广播的人,我想要你们准备好,满怀期望。你要抓牢神的应许,要坚定不移,因为出于信心的祷告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这是经文。
5

巴不得你能站在我今早所站在的这属天的氛围中,在这克利夫顿自助餐厅里,有数百人挤在这里,所有的信徒都相信并要跟我一起祷告,为你和你所爱的人祷告。无论怎样,为什么不在神的面前持守住并相信神会垂听我们、回应我们的祷告呢!

6

呐,当你感受到主与你同在时,你必须要持定你所拥有的信心。呐,当人们感觉好像得了医治,但过不了多久,他们又觉得不是那样了……很多人想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是因为当祷告作出后,主与你同在,信心倍增。但当那信心离开时,就会有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了。你必须持守在那信心里面。不要让那种感觉离开你。要永远记得神已经应允了你。这是他的道。在那点上,神无法退后。他必须持守他的道。知道神已经作出了应许,这能使你备受鼓舞吗?

7

我相信圣经是神在文字的形式中。我们知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是他的应许。他把他的应许给了我们,我们必须要珍视它们。呐,只有一样东西能激活这道;那就是圣灵。圣灵把生命带给了种子。当神将他的灵倾倒在这地上时,正如他在过去的日子所做的,无论圣灵倾倒在哪一类种子上……那就是水,就象……

基督被击打了,就像旷野之中为那些因着渴想水而将死的人预备的磐石,基督就是那被击打的生命之水,是要倾倒在他们身上的。
呐,会众们,巴不得你们在收听广播的人能看到,人们现在正站着。预备好了要祷告。你们按手在彼此身上,在收音机上,或你们生病的位置,现在让我们一起祷告。
8

我们仁慈的天父,现在我们奉主耶稣这个能满足一切的名来就近你恩典的宝座。今早,我们跟这些在这片土地上生病和有需要的人一起来相信并把我们的祷告和我们的信心摆放在这祭坛上。天父,这看起来就好像是另一部的使徒行传4章。当人们祷告的时候,他们聚会的地方就大震动,神的大能运行在人们当中。

今早,愿撒但释放每一个正在藉着收音机听道的、受捆绑的人。愿事情在他们中间那样发生,就像我们刚刚所说的那个患有脑积水的小男孩的见证那样。愿每一样疾病都远离人们。愿那使耶稣从死里复活并在这两千年后向我们显明他是活着的,愿这大能激活每一个生病的人,并使他们痊愈。父啊,求你应允。现在,我们把他们交给你,藉着我们的祷告以及行在我们前面的祭物——基督,奉耶稣基督的名,并为着他的荣耀。阿们。
[一个弟兄领唱“只要相信”。—编者注]
再唱一遍。
[弟兄再次领唱这首歌—编者注]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9

经文说将会有春雨和秋雨。呐,希伯来语(我现在说不上来),但“春雨”的意思是“播种的雨。”明白吗?所以现在种子已经被种下了,被种在了所有的那些组织之中。

呐,当圣灵开始极大地降临下来时,就会使种子长出它的种类来。所以让我们祈求圣灵把种子播撒在所有的组织当中,当那个大浇灌来到时,就会从那里长出庄稼来。
10

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今早我们的心被这伟大的情感所搅动,因为有这机会能看到人们在这个时刻进来,这个夜晚的光正在闪耀的时刻。愿神的大能横扫过这个第七日基督复临组织。从领头的一直到最小的教会,愿圣灵倾倒在他们身上,主啊。愿他们领受一个五旬节,并在全国把很多人的灵魂都聚集在神的国里。主啊,求你在全世界都应允这个。膏抹这些人……[磁带有空白—编者注][说方言和翻方言。—编者注][磁带有空白。][一只号角吹出了“共和国的战斗圣诗。”一个弟兄跟随着口琴唱出了“我不能让主失望”和“你真伟大”。]

11

谢谢你们。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真是无法言表。我听的如此投入直到我完全被充满了。这岂不美妙吗?那真是……我太高兴了。我相信今早我是被带领上到这里来的。很高兴能来到这里,在耶稣基督里,如同坐在天上。

我们很感恩能听到哈罗德弟兄,我叫不出他的姓来,所以我只是叫他哈罗德。我听说了神是怎样带领他去到那伟大的地步,还有他们正在做的事。
我的确要说说这件于此有关的事,当你去到了另一片土地上,那里的人会用一个五旬节的信息去搅动他们的人。瞧?他们拥有那一切的神学思想,和所有的那些小册子等等。但他们必须要见到在运行中的神。那才是能吸引他们的。在德班的那一次祭坛呼召,是我在那里的最后一场聚会,仅一次我们就记录了有三万个不折不扣的异教徒去到了基督面前。瞧?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些能让他们按手在其上的东西。
12

我想要说说……是跟这个有关的,那位去到印度的伟大的传教士,戴德生。有一个年轻的中国男孩一天早上走上来说:“戴先生,我刚刚在我的心里接受了基督,我的魂被在我里面的神的灵点燃了。”他说:“我可以学……我应当去上什么学校学习,来获得我的文学士学位等等之类的东西呢?”

戴先生说:“不要等蜡烛燃烧到了一半才去发光。”
是的。我也这样认为。那就是问题所在。人们等候着,他们把人们送进了那些神学院中,并把神放在他们里面的一切东西都拿走了。你瞧?
我认为,蜡烛一旦点燃了,就要发光。如果你不知道更多别的东西,就去告诉他们它是如何被点亮的。那就是他们所该知道的一切。只要去告诉他们它是如何被点燃的,让他们也被点燃。其他部份自然会被照看的。只要去,去告诉他们蜡烛是怎样被点亮的,让他们也被点燃,他们就会去告诉别人的。现在是蜡烛燃烧的时候。那是真实的,是对的。呐,想要传讲像那样的事情背后的事,那我就太愚蠢了。你知道这点。
13

就好像有一次我去到这里的一所好学校,有个人说:“伯兰罕弟兄,你写过几本书,我想要授予你一个博士学位。”

我说:“我承受不起。”
他说:“你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我说:“他们都晓得我那老旧的肯塔基式发音:什么”俺啊,咱啊“之类的土语。我像那样讲话,还称我是一个博士?人们知道地更清楚些。所以我承受不起。”所以我们知道我们的能力。
但来到这里的这群会众中很好。刚才我听到了喜乐的钟声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敲响,一小段经文出现在了我的思想中,或许我可以用它来讲……我只讲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弟兄。他……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渺小,我要向哈罗德弟兄道歉。今早在他就要讲道的时候,我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些人中间。然后他们叫我到台上来。我觉得很糟糕,我要对哈罗德弟兄道歉,我……[哈罗德弟兄说:“我可以就这方面说几句话吗?—编者注]当然,你可以说一些话。[哈罗德弟兄对会众们讲话—编者注]
14

谦卑是通向成功的一条路径。是的。我邀请你们今晚来到这聚会中,来到……我称它是母牛宫,将每一个人都汇集在一起。他们曾告诉我说那是母牛宫,我发现那是在旧金山。 [有个人说:“西部露天大舞台”—编者注]西部露天大舞台。我们一群弟兄在那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就好像……就像有一次我看见过的一幅图画一样。

15

我去到西北部去钓鱼,我打听到了一处钓鲑鱼的地方(你们很多钓鱼的弟兄都在这里),我背上背着一个露营小帐篷,去到了丛山的深处。你知道,我带了一个三角帐篷和一些设备去捉鲑鱼。我只捉够我吃的数量,然后就把剩下的鱼放生。我真是喜欢在那些小溪里捉鱼。

在我背后总有柳树条绕住我的鱼线。那天早上我想:“瞧,我要下去用我的短柄斧把那些柳树丛砍下来,那样的我的马夫鱼线就不会绕在柳树丛上了。”
16

我离开了帐篷,下去把树丛砍掉;然后带上我的斧头,捉了鱼,就回来了。一只老母熊和她的幼仔闯进了我的帐篷,他们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撕成碎片了。

就好像是……那是一只像你们都听过的闯进陶瓷陈列馆的那只熊。不是他们毁掉了什么东西,哦,不是他们吃掉了什么,而是他们所毁坏的。我有一小段火炉烟筒,她把它完全撕成了碎片只是为要听到啪啪的声音。
然后我注意到……我喜欢……呐,这里有人是从肯塔基来的吗?我喜欢烙饼,你们知道。我相信,你们这里称它们是烤薄饼。我喜欢把糖浆倒在烙饼上。我不是撒上一点,我是浸透。我倒的真不少,你知道,所以我有很多的糖浆……
17

发生了很奇怪的事。当我上去时,那头母熊跑到了一边,向着两头小熊咕咕地叫,一头小熊跟她一起跑开了。另外一头只是调转着背坐在那里,那时是春天,它还是一个小家伙。我知道最好不要太靠近那个小家伙,因为母熊也许会抓我的。所以我……母熊不停地朝它咕咕叫。我奇怪,“这个小家伙怎么了?”

我打量着它,你知道,它把头像这样尽量往下低着。它的手不停地上下移动。我想:“它在干什么?”我绕过去,始终确保有一棵树在我触手可及之处,为要在它能抓到我之前爬上树去。我绕了过去,这个小家伙找到了我的糖罐,它把盖掀开了,当然,它不知道该如何喝糖蜜,它只是像这样把它的小爪子伸进去,然后像这样贴在脸上舔干净。它们喜欢甜的东西,它从头顶到脚底都沾满了糖浆。它正在舔它。
18

我大喊:“离开那里。”它一点都不理睬我。它的妈妈叫它,它仍然不理睬我。我想:“瞧,他找到了极其美好的东西。”当它环顾周围的时候,它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完全被糖浆粘住了,你知道。没有比他看起来更可笑的小家伙了。

我想:“是的,对他们来说,在那个地方根本没有定罪感。这是一件非常肯定的事。”我想:“就好像今天早上这样的一个真正古老的五旬节聚会。”把我们的手尽可能深地伸进糖罐里,然后去舔。“
你知道,有趣的是,当它最后把罐子丢掉,跑到了那两只害怕跑过去吃糖蜜的熊旁边,他们两个就舔它,把糖浆舔去。
那也差不多是我们今天早上所在做的事,从这些见证中舔蜜。
19

我很喜欢萨卡林姐妹的见证。还有这个小斯德威,他都长这么大了。过去我常拍他的头,现在他都能拍我的头了。哦,他长大了,长成了一个这样好的男孩,随了他的……也难怪,他有一个好背景,这背后有东西在支撑着。再看看这边,迪马弟兄,威廉斯弟兄,哦,这里有很多人。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说,但我感恩能来到这里,有这美好的团契时光。对我来说,这有点像是在天上,就像这样坐在一起并拥有大喜乐。呐,我们有喜乐……就在刚才,有东西,一段经文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在打开这段经文之前,让我们来祷告一会儿。

20

仁慈的父神,现在我们藉着这恩典之路来进入到你的同在之中,顺服我们的主所说的:“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应允。”我们知道我们必得着。我们为着今早聚集在这个顶楼上而感谢你。哦,巴不得这个瞎眼的世界能看到并感觉到这喜乐,每一个酒鬼都应当从巷子里跑出来,哦,神啊,巴不得他们能知道真正的喜乐是什么。他们想方设法找酒喝,很多人就躺在海滩上,在舞厅里,想要找到什么东西来代替神在这世上所能带给他们的伟大喜乐。神啊,我祈求今天有光从这里发出,把神救赎的智慧和喜乐大大地带进他们的心里。

父啊,感谢你,我要引用这些的话语,在接下来的聚会里请祝福这些话。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1

在以赛亚书中,我想要引用一段经文来讲几分钟。以赛亚书32:2,“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暴风雨之时的避难所。”

我想要思想一下这点,“疲乏之地的磐石”。看到这样的一群人,有东西把我带入到了记忆中。我想要讲这个,或说是这个主题,讲讲这点:“释放压力。”我想这正是今早所发生的事。
你知道,这个世界就是建立在压力之上的。一切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着,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往哪里走。他们在路上开到每小时九十英里,然后停在一个旅馆里,再喝上两个小时,然后回家。世界好像处在如此的一种压力下:每个人都容易发怒,冲动,莽撞。我真想知道有什么治疗方法。
22

我记得几天前,我们的牧师……我进来,我接了几个电话而进来迟了。你知道,人们聚集来到这里,世界各地的人,他们住进宾馆、旅馆等地方,等候着。然而牧师筋疲力尽了,他无法回复一些电话,而其中的一些又是紧急电话。所以我接了一些,然后去了趟市医院。

331号房间,我相信,那是病房号。我去看一个就要做手术的妇人。我去到331病房,那个妇人不在那里。于是我走回去,一个护士站在那里,轻轻拍着脚。我说:“你好吗?”我说:“你能告诉我某某小姐住在哪里吗?”我说:“她理应在331病房。”
她说:“哦,如果她理应在331病房,那她就应该在那儿了。”
哦,天哪!我说:“好的,谢谢你。”
我又回到331病房,他们说:“哦,也许是332病房,在走廊对面。”
对面的人说:“不,她不在这里,也许是在231病房。”
所以,我走到楼下,那里有一个医生坐在桌子后面,一个小个子男人。他是第一个我看到过的身高跟宽度差不多的人。他就坐在电话总机那里,我走过去,说:“你好?”他有点奇怪地看着我,我想:“啊哈,我还是别问他了。”
23

于是我继续去找病房,有个妇人从手术室中走了出来(一个脸上带着口罩的妇人),她是那层楼的护士。她走到桌子边,我说:“女士,我有点困惑。我去楼上看一个住在331病房的女士,她不在那里。我找不到……他们说她也许是在231病房。”

她说:“哦,那就去231病房看看吧。”
我说:“哦,谢谢你。”天哪。
我找不到231病房。所以我就去到了大厅里。一个医生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听诊器,像这样转动着。我说:“晚上好,先生。我在找231病房。你能告诉我在哪儿吗?”
他说:“这个方向,然后那边。”
我说:“谢谢你的指引。”那是什么啊?
我走回去,是另一个女士坐在桌子边,我觉得她看起来很平和,所以我说:“女士,你能告诉我……”我告诉了她我的故事。我说:“我有点迷路了。我是个传道人。我来这里是探望病人的。”
她说:“请等一下,先生。”她走过去看了登记薄,说:“是的,绕过前面的拐角,她在241病房。”
我想:“哦,赞美神,有人把我这压力释放了。”
24

瞧?那是一种不断累积的压力。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时代:一个神经质的时代,人们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该去哪里了。医生们对此没有答案,因为这些精神病人是在被精神病人诊断。所以他们没有答案。

但在某处必定有答案。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讲上几个小时。我在想,神拥有答案。巴不得他们能坐在一个像这样的地方,跟这些已经进入了永生的人一起,释放压力(瞧?)。我们不是正在进入永生;我们是已经在里面了。是的。
25

那天晚上我说……我并不能说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但有时候主赐给我一些东西。当我得到时,我认为那是很深刻的,因为是主赐给我的。那天晚上我在聚会中讲了这个,我在想,神的儿女是怎样一度沦为奴隶,没有东西吃,只是生活在……他们的条件这么卑微。然后从旷野中出来了一位先知,告诉他们有一块流奶与蜜之地。

26

呐,他们从未去过那块土地。他们对那地一无所知,但他们跟从了他。最后他们去到了加低斯·巴尼亚。约书亚,这个伟大的战士(意思是耶和华救主)渡过了约旦河,带回了证据:在那地上人可以和平地生活,养活家人、孩子,可以成为一个民族,神会祝福他们的。他带回了神没有对他的子民说谎的证据,那地的确在那里。那是一块佳美之地,是流奶与蜜之地。他们两个人带回了许多葡萄。

然而,不多久人必定会死,肯定是的。在他生活并养大孩子之后,他必须要面对墓地。最后这块伟大的土地会成为……所有的小山坡(或者我应该说是很多的山坡)都成了墓地,那些蒙福的人都躺在那些坟墓里。
27

然后出来了另一位伟大的勇士:拿撒勒人耶稣,耶和华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下来告诉我们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尽管,你拥有一片土地,你可以建立家园,生儿育女,种植庄稼……但有一片土地,在那片土地上人不会死,在那里你不会变老和死去。他就是给我们的约书亚,他去到了他的加低斯·巴尼亚,就是审判座,加低斯就是审判座。对神来说,加低斯·巴尼亚就是各各他,他在那里背负了我们所有人的罪恶。

28

而后,他越过了我们所称为的约旦河(死亡)并在复活节早上又回来了,给我们带回了人死后还能活着的证据。然后他也带回了葡萄,他告诉他们上去等候,直到五旬节那天。他们都被扎了一下,得到了人能复活的证据,我们可以再活过来。我们脱离了死亡之事进入新的生命,现在我们已经跟基督耶稣一起坐在天上,已经是在永恒中了,因为我们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永恒的生命。永恒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任何有开始的东西都有结束。所有那些没有开始的东西就没有结束,那只能是神。所以我们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29

想一想!神在五旬节那天,火柱分开,火舌落在了他们每一个人身上,神分开他自己,在人们中间分开自己。在我们里面就有了神自己的生命。然后我们就对着世界上的事死了,与基督一同复活并坐在天上,回头看着我们所出来的地方。能想到这个就足够了。

但藉着接受圣灵——神自己的生命(希腊语“佐伊”就是神自己生命的意思)住在你里面,认识到我们在基督里所持守的位置时,就能释放压力,把压力卸掉了。你不会死就像神不会死一样。藉着永恒我们成了永恒(阿门),等候身体得赎的那个荣耀的时刻。
现在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身体藉着基督并被圣灵盖印而隐藏在神里面。魔鬼完全被排除在外了。我们就像这样与基督一起坐在天上,在他里面,我们当然就能释放压力了。
30

我以在埃及的那个伟大的晚上为例(我们都来思想,那个伟大的逾越节夜晚),当时所有的埃及人都被搅扰了。各人从东家跑到西家,到处都有尖叫声。但以色列人却可以平静安稳地置身于麻烦之中。他们只做了一件事:把血涂在了门楣上,那样你就能平静地安息了。如果以色列人可以看着门柱上所涂的血,就晓得死亡已经越过去了(那只是羔羊血的画面),我们更该拥有何等确实的安息,当神……

31

这样说不是要反对我的浸信会弟兄……正如一个弟兄所说的,他们说:“当我们相信时,我们就领受了圣灵。”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领受了圣灵没有?”

一个伟大的浸信会弟兄不久前遇到我,他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是一个浸信会信徒,你说当我们相信时我们并没有领受圣灵,这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他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
我说:“但神给了他确认的记号,神接受了他的信心,他就给了他割礼的记号。因此,在那时割礼就是圣灵。他对我们的心行割礼,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我们与基督一同复活了。”我说:“呐,当我们知道了这个时,我们回头看我们的生命就知道我们是在哪里了。”
32

如果黑人们在这里,对不起这样称呼你们。但有一个黑人女士在一次大聚会上作见证,她站起来说出了她的见证。她说:“哦,我想要说说这个,我还没有成为我应该成为的,我也没有成为我想要成为的样子。但是我知道我不再是我过去的样子了。”所以就是那样。

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我们是活着的。我们不再是我们过去的样子了。知道这压力被卸掉了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是的。“耶和华的名是一个能让义人奔入的坚固台。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疲乏之地的磐石。
33

不久前我在观察一只大鹰。我曾在一次大聚会上传讲过大鹰,因为我知道我能讲道的唯一方式就是观察大自然,神生活在自然中。我观察鹰,看到它的特性……我在这里的会堂中传讲了“羔羊与鸽子,”他们的本性……瞧,所有的这些事物都是神在对我们说话。

有一种鹰(有四十多种不同的鹰。)被称为“尖喙撕裂者”。这种鹰,当他变老时,他头上会长出一层硬壳。他变老了,差不多都变成瞎子了,他几乎都动不了了。
34

最后,他变得很虚弱了,所有的羽毛变得松散,再也飞不高了。然后他就会去到高山的深处,直到他能找到一块岩石。他就会蹲在那块岩石上。他所要做的就是不断地用头撞击石头,直到所有的硬壳都剥落了。人们说他会不断地撞击,撞击,直到他的头都流血了。他几乎都快使自己筋疲力尽了。他会再回来继续撞,直到所有的硬壳都脱落了。当所有的硬壳都从他头上脱落后,尽管他还流着血并受伤了,但他有了保障。他会站起来,拍打着他仅有的羽毛,并叫喊。他卸掉了压力。为什么?他知道一旦所有的硬壳都脱落了,他就可以重新更新他的生命。他再次得到了更新。当所有的硬壳脱落后,新生命必定会来到。

35

那时,我想到了神是何等的伟大,他留意他的鹰,当鹰年老的时候,给了他一种更新生命的方法。他需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硬壳撞掉。那是件伟大的事。

哦,我知道另一块岩石,人可以把所有属世的硬壳都撞掉。直到所有的不信都去掉了,每一个阴影和每一个束缚都去掉了,直到他把所有属世的东西都从他里面撞掉,所有的不信都敲掉了,所有的骄傲都敲掉了,所有的古板都敲掉了。然后新生命必定会来到。那时你就可以释放压力,可以开始喜乐,因为新生命必定会来到。
一旦你能把所有的不信都从你里面清除,接受这道,不是接受某些教条,某些信条或某些人造的东西;而是单单接受神无玷污的道,相信它并呆在那里直到它对你成为了真实。我告诉你,新生就在路上了。肯定的。那时我们就可以释放压力,因为新生已经在路上了。
36

有一次,我去到肯塔基的深山里讲道,我做了一个祭坛呼召。从后面上来了一个大个子,他要把我从聚会中扔出去。那时正是收玉米的季节,他的裤腿撕了个很大的口子,里面有一个钉子。他要上来把这个小个子圣滚轮传道人丢出去。他们告诉我他要上来了。当他走到门边时(有四五个大个子,胳膊像这样连在一起)。我还是继续讲道。他被耽延得有一点久。他没法立刻去到祭坛边。他仆倒在地板中间,开始把双手举了起来,哭喊:“神啊,请怜悯我这个罪人。”在祭坛上呼喊了起来。

37

后来,圣灵下来揭示了,告诉他他所做过的事,他站在那里……那触动了他。他站在那里,神说出了他正在跟另一个女人鬼混(他的妻子就坐在那里,两个孩子也在),他为他所做的事而羞愧。他知道那不是一个人所能做到的。需要神才能像那样做事。他哭喊着扑向祭坛,喊着说:“神啊,请怜悯我。我是个罪人。”

38

第二天他又回来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是一只待在旷野中的小兔子。”他说:“一头大猎犬在后面追我。我开始竭尽全力地奔跑,但我不知道该跑向哪里。”他说:“我抬头往山上看,那里有一块大岩石,里面有一个洞,我想如果我能跑到那块岩石那里,我就可以释放压力了。”他说:“猎犬离我是那样的近,以至于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喷到我的脚后跟了。但当我跑了进去,我坐了下来并释放了压力。”

那是当做的一件好事。有一块岩石,在那里我们能找到……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我们可以坐在那里释放压力。
39

朋友们,现在十一点了,我知道我们现在该散会了。我很高兴今天早上能来到这里,把所有的压力都释放掉,坐在像这样的一群人中间。愿主大大地祝福你们,请为我祷告。神祝福你们。[一个弟兄对会众讲话—编者注]阿们。这……[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40

你们都听说过最近我差点被杀死。你们都知道,是关于来福枪爆炸的事,一个……这里的威勒比先生,改造了一支来福枪。那是一支大口径的来福枪,是温切斯特型的。我一直都想要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枪,因为我常打猎。那是我唯一的消遣。阿尔特·威尔逊弟兄送给了我儿子一直点270枪;对不起,是一支点257罗伯茨型枪。比利是左撇子,所以他不会使用那支枪,因为那是一支拉枪栓型70式枪,你们打枪的弟兄……那已经……

41

我的妈妈,你们知道,几个星期前刚刚去到了天上,她是半个印第安人,我很喜欢户外。就是在那里我喜欢上了打猎。

我从未……我有朋友想要给我买一支威勒比枪。是的,有这么一个朋友。但我无法想象让某个朋友给我买一支威勒比枪,在那上面花那么多的钱,而我的传道人朋友们却连鞋都穿不上。我不能那样做。不,我做不到。所以一个弟兄说:“我把你的那支枪拿去改造,比利,不会有问题的。”
42

威勒比先生把它改造了。当我把它取回来时,我把子弹放进去,像这样举起枪来射击,枪就在我面前爆炸了。枪管在我面前炸出了五十码远,枪托飞向了这边。我能看到的只是红色的火球向上映得有屋顶这么高,血溅得到处都是。我却平安地站了起来。我以为我完了。这真是如此奇妙的一件事。

43

我从中得到了一点信息。瞧,那支来福枪从一开始就不是威勒比枪,如果它从一开始就是威勒比枪,就会没事了,因为钢管会承受住的。它会让压力释放掉。威勒比先生是个好人,他检查了来福枪,也无法说出发生了什么问题,但我想是顶部空间导致了这个。

呐,瞧,如果那支来福枪从一开始就被制造成是威勒比枪,它就不会爆炸的。
44

呐,听着,朋友们,让我对你们说说这个。当你出去表达基督信仰时,不要只是接受思想上的转变。你迟早会爆炸的。也不要试着去模仿别人。瞧。不要只是假装,或加入教会,或唱诗歌。你必须重生,从一开始就重生。它就可以经受得住你所拥有的压力,就不会爆炸了。神祝福你们。我很感谢你们所有人为我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