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11 是我,不要怕

1

晚上好,朋友们。我实在配不上刚才比格拜弟兄所给予我的这么高的赞誉。我希望我能活出那样的生命来。我很高兴今晚能再回到这里。我们刚穿越了整个国家,同帕克·多马弟兄一起,举办他的大会。当我知道我们要来到这个地区,我总是对比格拜弟兄和他的会众有着极大的爱和尊重。我认为今晚能来到这里是一份极大的荣幸,今晚和明晚,知道……呐,我也听到一位亲密的朋友、了不起的福音传道人内德·艾弗森弟兄要继续讲道。我想我今晚要来……

2

在上次的大会上,我讲得太多了,几乎把我的肺都讲破了。内德弟兄要在这里讲道。所以,我想我只需要来跟你们谈论耶稣,讲我对他的了解,然后为病人祷告。因为我记得,这里的教会……我想是刚刚盖的,或是比格拜弟兄刚刚接管,或别的方式……我永远忘不了我们过去在这里的那些荣耀的日子。

我边打招呼,边沿着街走。我相信,自从我们来这里,差不多有六年三个月了,或类似那样。这些好人从南从东而来。团契真是太美好了。
3

呐,今晚,我们让我们伯兰罕堂的牧师跟我们一起过来了,他在我出去时代替我。我想也许他已经得到了介绍:内维尔弟兄。我们也有姐妹教会的其他牧师在这里:布赖恩特弟兄(我猜他们所有的人),柯林斯弟兄,威尔伯·柯林斯弟兄,一位最近刚领受了圣灵、大有信心的卫理公会传道人。内维尔弟兄也是一位卫理公会传道人。杰克逊弟兄是一位卫理公会传道人。所以,看起来好像是卫理公会在我们那边都冒出来了。所以我们……

你知道,我想到这好像是雅各所挖的最后一口井。你知道,那地方是给我们所有人的,没有人会赶我们走。那天晚上我想,五旬节其实不是一个组织;它是……它是一个团契;是一个经历。我们都可以一起团契,度过愉快的时光。
4

所以,今晚来到这里,试图让我填补像比格拜弟兄这样一位仁慈教师所站的讲台,教师是一个大职分。我根本不想那么做。然后我知道明天,明晚我离开后,内德·艾弗森弟兄……我肯定你们都知道内德弟兄、维尔弟兄和那些了不起的教师;内德弟兄的父亲是今天事工场上的一个杰出的人,是他们中的一个。小伙子像我一样,几乎不知道我的……我只知道我的ABC;差不多就是那样了。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一直相信基督:对我来说这就是ABC。是的。所以那是……差不多就是那样的,我想我得了解这附近的其他人所知道的。你知道,你就不需要在那上面消磨时间了,只需要投入进去。所以,那很好。

5

我们……真希望这个星期我能留下来听内德弟兄讲,跟你们这些会众和好牧师们有很多的交通。但星期四……星期三早上我们必须回家。星期四晚上的某个时候,九、十点到家。我离开这里以后,下星期四早上四、五点我必须赶去西海岸的母牛宫,去到洛杉矶,开始在那里呆几天。

然后我要上去西海岸,一路去到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北上进入加拿大,也许去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结束聚会。然后回来,去海外坦噶尼喀、乌干达、肯尼亚和南非,去到那一带。我确实需要你们的祷告。
6

我猜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我脸上都是疤痕。也许你们许多人都知道,大约四个星期前,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枪在我脸上爆炸了,哦,大约六吨的压力打在我脸上;本该把我的肩膀、脑袋等等都削掉。但你知道,神知道我必须要上到这里来,所以就留下了我,让我能回来。那时他就没有把我取走。

我……我一直喜欢打靶和钓鱼。我很高兴主让我那样做,因为我喜欢呆在户外的自然界中。有人刚送给我一支来复枪;是一支改装过的来复枪,枪的顶端空间没有镗好。我把子弹装进去,举起来打靶,我所看见的红色火光大约像天花板这么高。枪管飞到了我前面五十码,枪托和枪机飞到我后面二十五或三十码;削掉了我周围的灌木和树等等。我不知道……只是神让我活着,就是这样。
7

它没有使我的眼睛瞎掉,就是个奇迹。几块弹片打进了眼睛周围的头盖骨里,敲掉……从嘴唇这里穿过去,敲掉了里面的那颗牙齿。敲掉了牙冠。十五颗弹片打在了视网膜下面;形成了一个半圆,没有使眼睛瞎掉。

他们带我去看医生;医生说:“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良善的主一定坐在那里,还不准备让他的仆人离去。”看来好像撒但肯定在努力尝试。但你知道,我……我很高兴神是我们的安全区。他是,他是我们可以去到并觉得安稳的地方。
8

那天晚上,我传讲了“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今晚你们不高兴在那里面吗?最大的安全区,撒但所有的火箭都从那里经过,但借着信心的藤牌,我们知道我们正站在那安全区里,锚定在基督里,在那里安全极了。甚至死亡本身也不能伤害我们。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里面,被圣灵封印在那里。那岂不奇妙吗?

9

那天晚上我在聚会上说。我说……我不……我说的东西不是很多,但圣灵偶尔赐给我一些东西让我说,我就非常珍惜。我实在喜爱这点。来之前的那天晚上,在我家里的教会,主赐给我一些东西,一个想法。那似乎是一些深奥的东西,一下子就抓住了我。

我想到了证据,想到当约书亚下去时……哦,首先,当以色列人,神的百姓都在奴役中的时候……他们是奴隶,不得不接受给予他们的东西。埃及人扔过来发霉的面包;他们看到以色列人必须吃下去。如果以色列人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埃及人想要把那女孩夺去强奸,他们对此无能为力。以色列人有一个儿子,很好的小伙子,埃及人想要杀掉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们是奴隶。神的百姓不得不生活在那样的情形下,那该是什么样的生活啊!
10

但一天,从旷野走来了一位先知,有火柱跟随着他。他告诉他们说有一片流奶与蜜之地,他们可以拥有自己的家,养育自己的儿女,平安度日。神爱他们,要领他们去到那地。他们没有人到过那里,你知道。他们……他们必须接受他的话。所以他们跟他出去了。

他们到了一个叫加低斯巴尼亚的地方,我们知道那是大审判座。那本该是沙漠中的绿洲,那里有那些大井、小泉,我们可以讲到预表,说那是神的宝座、审判座、教会,表明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
11

然而,在那群人中间有一个伟大的勇士;他的名字是约书亚,意思是“耶和华救主”,约书亚走在这群人前面。他过去了,过了约旦河,进了应许之地,带回了那地在那里的证据,果子太美了。两个人扛着一串葡萄。在他们还没有去到那里时,他们可以尝果子,就知道了一个证明那地是美地的证据。神没有对他们说谎。先知没有对他们说谎。地在那里,他们就站在地的边缘。

他们过去进入了那地。他们的支派被分配了不同的地。后来他们养育自己的家庭,种植庄稼,平安度日。他们是一个国家。他们是一群民。但最后,年轮抓住了他们,他们死了。山坡的土地上被墓地点缀着。当他们埋葬亲人时,他们走到他们圣徒的墓前,眼里噙着泪水。
12

一天,来了另一位伟大的勇士。他是所有勇士中的勇士:耶和华彰显在肉身,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他降下来,告诉他们说在这地的彼岸有一片地。在那片地上,人们不需要再死。他说:“死后有生命。”他教导了三年半。

一天,他来到了加低斯巴尼亚,在那里,他替我们所有人担当了审判:神的审判座,在那里神把我们的罪孽和罪的工价倾倒在他身上,把神的忿怒倾倒在他身上。他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越过了我们称之为死亡的约旦河。
但在复活节早上,就像约书亚一样,耶稣带着证据回来了。人死后还活着。他们以为那是个灵。他说:“摸摸我。灵不像我这样有肉有骨。”又说:“你们有吃的东西吗?”他们给了他鱼和饼,他就吃了。然后他说:“我要把这地的凭据赐给你们。但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得到了定金。”
13

他们就上去那里等候,那地的凭据被赐下来了。今天我们可以享受那凭据。我们现在算自己是死的,借着洗礼与他一同埋葬。我们与他一同复活了,从属灵上讲,今晚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与他一同复活了。

现在我们是在基督的身体里。《哥林多前书》12章13节:“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从什么?那是我们基业的凭据。我们已经在它上面得了凭据,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我们回头看我们过去所在的地方和现在所在的地方。世界上的罪在下面,我们已经超越它了,与主我们的王同坐,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何等的证据!
甚至死亡本身都不……当伟大的勇士保罗去面对死亡时,他喊道:“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使我们借着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9]我最好停止讲那些。我要讲道了。
14

不久前我在一次大会上,听见一位黑人女士作见证。那听起来相当粗鲁。请你们因这粗鲁而原谅我。但此时似乎正合适。她站起来作见证,她说(如果附近有黑人的话,我不是有意粗鲁地做这个表达的。),她说:“哦,我想要感谢主。”她说:“我在这里,”她说:“我知道我还不是我应该成为的样子。”她说:“我也知道,我不是我想要成为的样子。”但她说:“有一件事我知道:我不再是过去的样子了。”我认为这是对的。

这是一个我们可以作为证据来讲的方面。我们不是过去的样子了。它在底下,在我们下面。我们已经在基督里复活了,借着领受圣灵,有永生的证据,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正如主在五旬节应许我们要领受圣灵。
15

今晚我在这里要跟你们分享这个。我们的……正如我说的,我们的艾弗森弟兄要讲道。我想他们明天在这里有聚会。我想说,我要来听这位属基督的了不起的仆人讲。宝贵的小伙子,艾弗森弟兄正在挣扎。我们坐在一起,我知道神有一些东西让艾弗森弟兄看见。他正在摸索,想要找出路来。

就像那天晚上我所说明的,那妇人想要摸耶稣的衣裳。每次她要摸,嗯,就有人挡在她的路上。但她坚持不懈;她呆在那里,直到摸到了。就是那样。一直挤,直到摸到了。那是能使事情成就的唯一方式。要对它坚持不懈。
16

呐,我来为病人祷告,而艾弗森弟兄来向圣徒讲道等等。呐,在我们读主题之前,我想这样说……我不想留你们太久,因为我在那边每个晚上都留会众到将近半夜。我刚在家里讲完了道,一篇短的道:六个小时。但今晚我感觉没有那么好。所以我……

呐,我想,当我们……我们现在要来围绕神的道交通大约三十分钟,只是围绕着这道讲一出小戏剧。
我认为基督徒所能想到的最伟大的事之一,就是知道他们正处在耶稣基督的同在中。我们谈论他;我们敬拜他;我们思想他;我们读到他。现在要有那位写了这道的神,与我们同在这里的直接证据。我们看到他运行,他的同在,就像看到某样东西穿过会众,与人们同在,在人们里面,在人们上面,借着人们:神与我们同在,在我们里面,借着我们,在我们之上。我想这是一个美好的安慰。你们不这么认为吗?
17

呐,你们忍耐我一会儿,我要读一段经文。如果你们想翻到那里,我想是翻到《马太福音》14章,读一部分经文,大约从22节一直到大约27节。也许从这里神会让我们得出一段上下文。

22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去,等他叫众人散开。23散了众人以后,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里。24那时,船在海中,因风不顺,被浪摇撼。25夜里四更天,耶稣在海面上走,往门徒那里去。26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就惊慌了,说:“是个鬼怪!”便害怕,喊叫起来。27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
我想用这个作为主题:“是我,不要怕!”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当我们把头低下时,我相信我们的心也在他面前俯伏了,如果人们中间有需要,想从基督那里得着某件事,你想要我记念你,只要举手,神必知道在你手下面的是什么。谢谢。
18

最仁慈的神,你将主耶稣从死亡中带上来,让他这两千年都在我们中间,有一天你要把那荣耀的身体带来,第二次到地上接走他的教会。我们很高兴那伟大盼望的气息今晚安定在我们的魂内。

主啊,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今晚在这大喜乐的团契中不孤单。全世界有数不清的人正在分享这份荣幸,我们声称我们不属这世界,而是客旅和寄居的。我们只是寄居在这里。我们不关心世界。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世人看见那位为他们受死的。
对于这地上生病的孩子,他们有幸来到这个大泉源,在那里知道他们的疾病已经付出代价了。拿撒勒人耶稣,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19

我们对此而非常感恩,知道我们今晚有这极大的出口来摆脱我们的一切忧虑,我们的一切苦难,我们的疾病,甚至是对死亡本身的惧怕。当我们承认主、相信他的时候,死亡必逃离我们。

在《约翰福音》5章24节,我们受了他自己话语的教导:“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神啊,为此我们多么感谢你。那是永恒神的道。我们心里非常珍惜,知道天地都要废去,那道却永不落空。历经苦难、试验和原子弹,经过死亡的阴影,它仍继续活着,因为它是神的道。
20

父啊,今晚手都举起来了。我们看到整个会堂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人。里里外外,楼台和各处,手都举起来了。父啊,他们有需要,我需要你;我们都需要你。主啊,你不来吗?今晚请造访我们每一个人;把我们心里渴望的赐给我们。我们渴望看见你,爱你。我们知道你是最可爱的,满有恩典和怜悯。今晚怜悯我们这些可怜、有需要的人,因为我们爱你,求告你的名降在我们身上。我们是基督徒。父啊,谢谢你。

我们盼望你现在的造访。我知道你在歌唱和祷告等等当中造访了。父啊,我祈求你整个晚上继续与我们同在。明天与我宝贵的内德弟兄同在。主啊,我祈求你恩膏他,与明晚的聚会和接下去的聚会同在。神赐福我们这里最仁慈的比格拜弟兄、这个可爱的教会、他所牧养的羊。神啊,与这个了不起的人同在,主啊,引导他,指引他。愿他喂养神的羊羔和绵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1

呐,那一定是太阳大约要下山的时候,那是可怕的一天。有了很大的压力。当压力出现时,那是不好的日子。不管耶稣去哪里,总是人群拥挤。这是异乎寻常的一天。大约在太阳下山的时候,我能看见那渔夫强壮后背上的那些大块肌肉,他正在把船推离岸边。他是个强壮的人。他熟悉那些湖泊。小时候他就在那些湖上打鱼。

他父亲以前就是渔夫。那是他的职业。他知道各种水域,如何打鱼,在哪里打。当他们把船掉转头……也许西门走到船中间,坐在了他兄弟安得烈旁边,拿起船桨。
22

呐,当时的船不像现在的船。当时,船是由人力推进的;有时候船上有帆。风向对的时候,可以航行。不刮风的时候,他们就得划船。

渔船的样子,(对不起。)他们也许有六或八副桨架。船桨很大,需要两个人,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因为浪涛等等(海上湖上的暴风雨),他们必须努力划船,保持小船的方向,不然船会翻掉:要正确地冲进浪涛中。
你们生活在湖泊边上的会众知道,你得让船尾跟浪涛成一角度,这样它就不会上升,淹没。浪涛会让船向下冲,灌满了水。你必须使船成一个角度。需要强壮的手臂和有经验的人来划船。
23

住在加利利附近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渔夫。那是个大的渔区,他们花很多时间在湖上。他们过着大好时光,有各种了不起的事。当然,当……当你遇见基督的仆人,跟他们握手,就有了一些交通的东西。如果他们跟耶稣接触过,他们身上就有一些东西,让你永远都无法忘记他们。有一些拉动的东西,你很不愿看到他们离开。

我总是纳闷:基督徒怎么会因为一点差异等等而彼此争吵或争执,他们其实知道那是个爱主的弟兄或姐妹。
几年前在我们的教会,我们常唱一首短歌,许多……我猜你们还在唱。刚才我过来,从外面开车上来,听见那美妙的歌唱。我们过去常唱的那首歌,那是一首老歌。
福哉,爱的捆绑,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我们离别之时,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希望再会有期。
24

巴不得教会能有那样的感觉。如果每个基督徒都能感受其他人的痛苦、负担等等,那岂不是一件奇妙的事吗?耶稣要我们成为那样。他说……他的祷告是要我们合一。我相信他不会向神求任何事,除非神必应允他。

就像马大说的:“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我相信一个……我相信,就是现在,所有基督徒都对对方有那样的感觉。是的。当然,我们知道收割的大田地……有杂草和稗子,撒网的比喻。有各种东西。这一切必须聚集。但我相信神知道他分散在这黑暗世界里的宝贵儿女。
25

当小船驶出去时,那些可爱的人站在岸上,挥手说:“再见,再回来看我们。我们很高兴见到你们。现在我们知道我们是神国度的同胞。我们是他家庭的成员。你们不愿意再回来看我们吗?”小船驶入了海里。

你知道,他们也许猛力划了几下船,然后站起来挥手;再划船,当那些了不起的渔夫划着船桨时,小船行驶在平静的海面上。
看着这只小船越来越小,岸上的人群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都随着太阳下山而渐渐消失,那一定是戏剧性的一幕。划船是一件艰苦的工作。我开始思想,坐在后座,叙述一些在那里发生的事。
26

呐,我看见他们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把船桨收起来,擦去脸上的汗。那一定是……我要说,年轻的约翰,当他们呼吸了一会儿之后,因为他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几乎要划整个晚上。这时,他吸了口气,四处张望,说:“弟兄们……”他们现在要举行这场见证会。他说:“让我们在等候的时候举行一场见证会。过一会儿主就会赶上我们,让我们举行一场见证会。”

今晚,趁着我们正在谈论主,我也想这么做。过一会儿,他肯定要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赶上我们。我们谈论他一会儿。我们听听他们所作的见证。
27

我能听见约翰说:“我想先作见证,”因为约翰是个年轻人。他说:“你知道,我们再也不能怀疑了。我们一点都不能怀疑,因为我们今天看见的事。我们知道不管多少法利赛人或多少文士说这是错的,我们也知道它是对的。我们不是在跟随假先知。我们是在跟随主的基督。”

他说……我可以说类似这样的话:“几年前,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在靠近耶利哥的地方长大。我能记得春天我在外面山坡上玩的日子。我仍然可以看到我美丽的犹太妈妈。爸爸出去田野做工时,下午妈妈总是摇着我入睡。她会坐在走廊上,摇着我入睡,给我讲圣经故事。”
28

“她会指着耶利哥下面的渡口,说:’约翰,不要忘了。记住,那就是大有能力的约书亚四月份过海,哦,是过约旦河的地方。伟大的耶和华挡住了河水,我们便进了应许之地。沿着通往那里的路,伟大的先知以利亚和以利沙手挽手走过去了。他们过了约旦河。’”

“’约翰,不要忘了神在那里的旷野眷顾我们的时候。他保守了他们四十年,每天都发生着神迹。约翰,现在人告诉我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但伟大的耶和华造了饼,降在地上,喂养了大约两百五十万的人民。他们四十年都看着那神迹。’”
29

约翰可能说了类似这样的话,我们听他讲。“弟兄们,自从我跟随耶稣,我就留意他。但今天,我看见了一件事。我常问妈妈:’妈妈,晚上神把烤这一切饼的烤箱放在天上的什么地方,然后天使把饼给他的子民倾倒在地上呢?’”

“嗯,”妈妈说:“不,约翰。你知道我们的神能够创造那饼。”
“呐,我一直相信那个故事。今天,当我看见耶稣拿那五个饼,喂饱五千个人,问题就解决了。”
我能听见他转过身,说:“马太,你看到他脸上的神态了吗?嗯,看起来好像他对那个小男孩根本不惊讶。”
马太说:“是的,我看见他了。真的,他从学校逃学,(哦,我们称之为逃学。)跑出来了。我问他……我到处观望,我在那里没看到一个人有吃的东西,但他手臂下有午餐。我问他我能不能得到。他说:’哦,我拿来作晚饭的,但如果是给那位我听他讲道的,他可以得到。’”
30

我实在喜爱听见他讲,你们呢?只是要看他多么不同。你注意,只要午餐在小男孩手里,它就只是五个饼和两条鱼。但当它到了耶稣手里,就喂饱了五千人。所以,我们拥有一点东西,只要我们让他得到……我们拥有的一点信心,只要我们让主得到它,它就会行大事。

约翰太兴奋了。他说:“当他站在那里拿起那些饼掰开时,他看起来就像耶和华。我爬到那磐石后面。我想要看饼是从哪里来的。他手里拿着饼举起来。(我说’饼’是因为我们南方人知道饼是什么,你知道。)所以,耶稣拿了这饼,掰开,我注视着那个被掰开的地方,耶稣把饼递出去。当他把手收回来时,我还没来得及注意,饼就长出来了。在那双手上,一定受了在天上创造了饼并把饼降下来的同一双手的恩膏。我说我今晚在这湖上给你们弟兄们作见证。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已经解决了的事。那比人大多了。那是众先知告诉我们的那位。”
31

然后我看到西门。跟平常一样,你知道,他也想插入他的见证。当你有东西要见证时,我不会责怪他的。你只要释放压力。就是这样。所以,西门必定说了:“呐,弟兄们,轮到我了。”他说:“安得烈,我弟弟坐在我左边,他下去听约翰讲道。哦,各位,你们知道。我们听过各种各样的事,但我从未理会过它。”

“但有一天晚上,他没有回家,我奇怪他呆在哪里了。第二天早上,他进来了,瞪着眼睛,对我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弥赛亚。’”
他跟他一起呆了足够长的时间,信服了。那正是是我们许多人失败的地方。我们就是呆得时间不够长,没有信服,不够关心。要关心。对我们来说,这是介于生命与死亡之间,介于痊愈与生病之间。我们应当留下来看,直到我们信服了。然后当你信服了,就没有东西能阻止我们了。信心必须有某个对象来做工,就是从那里来的。
32

呐,“当他来告诉我……我记得当我见到他的那天,我说:’哦,我要跟你参加聚会,你说过,今早是在岸上那里。’”

“我看到许多贫穷的渔夫,妇女们把洗衣盆翻过来,站在那里听他讲。这人吸引了一大群人。我想我要下去。我找到一块浮木,我想我要坐下来听。我绕到了后面。
“他说话的时候,好像一直都在看着我。我更加感兴趣了。我不断走近他所在的地方。我说:’哦,他说的符合圣经。他似乎知道他在讲什么。’”
“突然,他盯着我看,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
他说:“那时我就信服了,因为安得烈在这里会给我作证。我的老父亲,一个真正的法利赛人……他是个严谨、虔诚的人。当我们在这里的海上打鱼时(我们仍然有他的船),他老了,让我们……我看到他的头发灰白,脸起皱纹了,我知道爸爸不久就要离开我们了。”
33

“有一天,他坐下来,我们捕到了很多鱼,可以付清我们的账单。那天早上,我们祷告了,求神帮助我们,因为我们太需要那些鱼了。我们打到了鱼,爸爸走进来,坐下,说:’西门,我儿,过来这里。’”

“他拥抱住我,说:’西门,我老了。我一直以来都以为我会活着看到弥赛亚。但我老了,也许我不能看见他了。但是西门,他可能会在你的时代来到。’”
“’我知道,在他来之前会有各种各样的事发生。会有假先知;会有各种事发生,各种的主义,因为那是撒但想要扰乱,可能要迷惑以色列。’”
“但是我儿,只有一个方式我们能确定,那就是持守神的道。那是唯一确定的方式。”
不管在哪里,那都是一个好见证。是的。要持守这道。
34

“然后他说……他说:’我儿,在《申命记》的经卷里,摩西这位赐给我们律法的,他说:弥赛亚要来,末日……神必在你们中间兴起(要使圣经正确)……从我们弟兄中,他将是一位先知。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呐,你知道,我们被神命令要顺从先知,因为神的道临到先知。他们是那位拥有道和解释道的。’”

“’然而,我们的主告诉我们:我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他若说预言了,所说的若不成就,就不要听他。但若成就了,就当听他。呐,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
“正如你们弟兄们所知道的,我父亲已经离世很久了。但当耶稣朝下面看,就说出了我是谁,不但如此,他还知道我那敬虔的老父亲,我知道那就是弥赛亚。”
35

一个很好、激动人心的见证。在西门讲完他的见证时,腓力把手按在他肩膀上,想要让他停一下。你知道每个人都想要插进来,比别人领先一点,你知道。你被完全充满了,你就会想要说点什么了。当你听见别人讲时,你很想在那里插入一些东西。在我们中间,那是很自然的。所以,你知道,腓力,轮到他见证了。他说:“哦,我记得这事。我就站在那里。你知道,它使我大为震惊,直到……拿但业,你不介意我说这事吧?”

“不介意,没关系。”
36

“你知道,我知道拿但业是一个真正的正统信徒。他遵守着所有的律法,他是个好人。他担任一位长老,做了各种不同的事,他是个好人。他昼夜查考经文。我知道他受过良好的教导,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

“所以,我用尽全力地翻过山,要找到拿但业。哦,你知道,弟兄们,从耶稣讲道的地方到翻过山,花了大约一天的时间,我找到了……我先敲门,拿但业弟兄……他妻子来开门,说:’他刚去果园了。’我去到那里,听见有人在祷告。”
37

“拿但业正跪在那里,祈求神差遣拯救者,就像他差遣了摩西一样。当他祷告完了,我知道他处在那种心境中,正在寻求弥赛亚。所以我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我们……你的祷告已经蒙应允了。你所寻求的东西已经在这里了。我们找到他了。太荣耀了。你应当来看。’”

“拿但业说:’你在说什么?’”
他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摩西和律法说要来的那位,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呐,你知道,拿但业是个坚定的正统教徒。他说:’呐,等一下,腓力。我知道你是一位懂圣经的好学者。你一定是在某个地方走极端了。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38

“你知道,我从不浪费我的话,因为不需要跟任何人争论。所以我就告诉他:’你来看。’在来的路上,他说:’为什么你如此信服呢?’”

“我搂着拿但业,对他说:’呐,拿但业弟兄,你知道多少次我们坐在船上,我们昼夜讨论经卷,我们晚睡晚起,查考经文,(哦,太好了!)我们一起查考经文。就是这个使我信服的。你知道吗?’彼得,如果我说出来,你会原谅我吗?”
“肯定的,只管说吧。”
“你知道那个总是麻烦不断、不识字、在那里卖鱼的渔夫吗?”
“哦,知道。是约拿的儿子西门。”
“是的,是他。你知道,一天你从他那里买了几条鱼,想要收据,他甚至都不会签自己的名字,一点都不懂。”
“是的,我记得他。是的。他有一位弟兄,他们叫他安得烈。”
39

“是的,是他。是的,哦,安得烈相信这位先知是弥赛亚,他去找到彼得(或西门),带他去到耶稣那里。耶稣盯着他,说:’你的名字是西门,是约拿的儿子。’对他一无所知。”

“呐,拿但业,我要让你记住这点。律法岂不是说:’先知若说预言……’自从我们有一位先知,已经四百年了,现在他就在我们面前。你知道,嗯,腓力,哦,是拿但业,当你到达那里时,如果他说出你是谁,那不会使我惊讶的。”
“哦,我不会去批评,”拿但业说:“我只想上去,亲自听听,得出自己的结论。如果他符合经文,我知道圣经是怎么说到他们的。如果那听起来符合经文,嗯,我必须先看到它成就。如果我能看到它成就,我就会相信。”
好的。那很好。你知道,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住在密苏里州。你听过老谚语说:“我是从密苏里州来的,指给我看。”所以他说:“来吧。”
“那天,我们去到那里时,有一个祷告队列。有人站在祷告队列里,耶稣正在为病人祷告。当我同拿但业走上去,我们注意到一群拉比站在外面,一些了不起、有名的神职人员。”
40

“当我们经过时,我们听见他们的谈话,其中一个说:’哦,你知道我们得回答我们的会众。如果他们都要追求那个,我们要怎么办呢?哦,我们看到他刚才所做的。他怎么知道那些事呢?所以,我们现在要举行一次会议,找出下个星期天我们的会众问这事时我们得怎么回答他们。你知道,我们不可能相信他。’”

“于是他们说:’我们只要说他是别西卜,是鬼王,是个算命的。那是我们能做的最好方式。’”
“瞧,他们不是坐下来,查阅经文,便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他们所想的。他们那么做时,耶稣转过身,看出了他们的意念,他说……你们记得吗?圣经说他们没有大声说出来。他们心里这样想,耶稣就捕捉到了。他告诉他们说他会为此而赦免他们,但将来有一天,圣灵要来……”
41

“呐,弟兄们,你知道,我们今晚在这船上还不明白他所讲的、要来的圣灵是怎么回事。但他说圣灵来了,要做同样的事,说一句话干犯圣灵,就永不得赦免。呐,弟兄们,前面一定有他要做的事来使这点衔接起来。那一定是很大的事。”

“呐,拿但业弟兄站在那里,耶稣转过来看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拿但业,你记得,那简直使你跌倒了。”
“你转过身,往旁边看,那里站着你的主教(或你的拉比),站在那边的公会里。他往下看你,’哼,’清了清嗓子,因为你在教会中担任了重要的角色。”
42

“但当时,是要选择拉比所说的,还是神所说的。所以,你转过身,称耶稣:’拉比,教师,你是从哪里知道我呢?我从未见过你,你从未见过我。你怎么会知道我是一个坚定、正统的信徒呢?’”

“拿但业,你记得耶稣说的话吗?”
拿但业说:“我能说一说吗?”
“可以。”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下,我就看见你了。’”
拿但业说:“我不想停住你的见证,但对我来说,问题就解决了。让我把我所说的话告诉弟兄们。我不管是不是所有的名人都站在周围,我跑到他跟前,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因为那是符合圣经的,他知道。“你是以色列的王。”
43

可怜、有耐心的安得烈,他等了那么久要作见证,拿但业……后来每个人都知道月亮出现了。见证会……你知道,当一场好的见证会开始时,嗯,他们真……你真不知道时间什么时候就用完了。你只是继续做。哦,他们太感兴趣了,每个人都在听别人的见证。

后来安得烈说:“弟兄们,让我们都想想这点,既然我们在谈论他的事工,它跟神的道是不是一致的。我们都知道这点。让我提请你们注意。你们记得那天他说:’我要带你们都去耶利哥’吗?我们都晓得这点。”安得烈一定站了起来,可能使小船晃动了一点,过一会儿就平静了。
44

他说:“你们都记得我们下去的时候……要去耶利哥。第二天早上,当我们起来,穿上外衣之后,奇怪,他说:’我必需经过撒玛利亚。’我们认为那很奇怪,他为什么要绕过撒玛利亚上去,而不直接去耶利哥。我们走……”

“你们记得吗?我们没吃早饭就动身了,我们饿了。大约十一点,我们到了叙加城,坐在井边。他将我们都打发走,我们进了城。记得吗?当时人们说:’你们是其中一个圣滚轮,或你们是他们中的一个吗?’那是怎样的时刻啊!”
所以,也许我不应该那么说。你瞧?
但是,“’你们是跟那群加利利人在一起的人之一吧?你们是他们中的一个吧?’所以,他们甚至什么吃的东西都不给我们。哦!太糟糕了。我们悄悄地回来了。”
45

“我们注意到一件怪事。有个年轻漂亮的妇人来到井边,肩膀上、头上顶着一个水罐。她走上来,我们看到她把水罐放下,用钩子钩住,准备用辘轳放下去。我们注意到我们的主低头坐着。我们注意到他抬起眼睛,我们注意到妇人被作了妓女的记号,名声不好。白天的那个时候,她不会去到水井那里的。处女早就出去了。所以,我们知道她是个坏名声的妇人。”

“我们就想,你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说:’我们会看到主把她从井边赶走。’弟兄们,你记得我们是多么属肉体吗?我们只想看主把她从井边赶走。所以我们藏在树丛里。你们都记得吗?”
“记得,阿们!我们都记得。”
46

“我们想看我们的主把这坏名声的妇人从他面前赶走。妇人开始把水罐放下去,放下去打水,我们的主对她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嗯。你们记得我们怎样看着对方吗?那是一件怪事,一个那样的妇人能够被请求帮主一个忙。”

但你知道,神以奥秘的方式行事。他爱我们最坏的人。如果他不爱,今晚我就不会在这里。我肯定我们都有那样的感觉。是的。
“妇人感到惊奇。她四处看看,说:’先生,你是个犹太人,我是个撒玛利亚妇人。我们彼此没有任何来往。为什么你要对我无礼,问我一个那样的问题呢?’”
47

“他说:’妇人,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讲话,就早求我给你水喝了。’我们纳闷,他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他要用一个像这样的妇人来做事呢?他说:’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讲话,就早求我给你水喝了。我要赐给你水,你就不用来这里打水了。’”

哦,我希望……你们不高兴你受到了同样的邀请吗?
“当我们站着藏在树丛里时,我们都纳闷。马太,你记得,你把那个写了下来。”
“哦,是的。我写了。不要担心。”今晚我正在读。
于是他说:“你把那个写了下来吗?”
“是的。”
“我们都藏在树丛后面。”
“嗯。”
“他们开始谈论人们应当敬拜的地方。”
你知道,他们仍在进行对话。一个说:“你得敬拜……在卫理公会教会敬拜。”
另一个说:“浸信会教会。”
另一个说:“天主教会。”
另一个说:“五旬节派教会。”
48

“但你知道他说什么吗?’真正拜父的当在灵和真理中拜他,父要这样的人。’当时我们纳闷,他想要做什么,但现在我们明白了。他想要接触妇人的灵。后来我们意识到为什么他必需上去了。”

“你知道,一次他告诉我们……他在那里叫拉撒路复活了,他说父打发他离开。你记得那天他告诉那人,当他……我们都想要摸他的衣裳,他经过了毕士大池子边上的那一大群人。他转过身告诉他们:’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所以我们现在明白了。但当时……”
“后来我们注意到那妇人站在井边,手里拿着水罐,要打水进去。主对她说:’妇人,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你知道妇人当时怎么说的吗,巴多罗买?他怎么知道妇人有丈夫呢?”
49

“妇人感到惊奇,她美丽的头发垂在脸旁,明亮的大眼睛发亮,说:’先生,我没有丈夫。’我们都想:’哦,现在有麻烦了。’”

“使我们惊讶的是,他说:’你说得不错。’我们感到惊讶,不是吗,弟兄们?我们不知道,他说:’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
“呐,我们想知道这件事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妇人盯着他的脸,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原注:磁带空白。]
就在那个时候,拿但业说:“是的,我想那跟我们的拉比是何等不同啊。妇人对神所知道的似乎比拉比所知道的更多,因为拉比说耶稣是魔鬼。当时我们知道,妇人似乎一直在读圣经。我们想知道妇人接下来要说什么。”
50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看着对方。一个那种水准的妇人?她肯定查考了经书,虽然她不是犹太人。但注意她现在说的话。”

“’我们知道称为基督的弥赛亚,他要来,他将是一位先知,因为摩西这么说了。他来了,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你一定是先知。’”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你们记得吗?听了这话,妇人丢下水罐,拼命地跑进城里,尖叫:’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
呐,你们相信、读了经文的人,经文不是说那是弥赛亚的迹象吗?呐,让我停住见证,讲一下哥伦比亚。你们注意到了吗?神从未在任何外邦人面前那么做,只对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做过。是的。地上只有三种人,如果你相信你的圣经的话。那是含、闪和雅弗的人民。我们都起源于那个:犹太人、撒玛利亚人和外邦人。
51

犹太人正在仰望一位弥赛亚。耶稣向他们显示了弥赛亚是什么,向拿但业、彼得他们证明他就是摩西所说的那位先知。撒玛利亚人正在仰望一位弥赛亚,耶稣在那里向他们显示了他是谁。

但外邦人,当时我们在拜偶像。我们没有仰望什么弥赛亚。我想问是不是……今晚问一下这个问题,当我们……然后我们要……我们要再打开我们的屏幕。但我们外邦人在这里。
呐,那是犹太人时代的结束。现在外邦人的时代正在结束。如果我们正在仰望一位要来的弥赛亚,我们相信他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章8节)。如果那是当时的身份记号;那位弥赛亚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他又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你们注意到了吗?
52

不要忘掉这三类人,就像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父、子、圣灵,所有那些完美的数字;第一次来救赎他的新妇,第二次来接走他的新妇,第三次跟他的新妇同来:整本圣经从头到尾,都在三里面。

呐,仔细注意。有三类人。那是信徒、表面信徒和不信者。最后,当……这三类人属于三个教会。亚伯拉罕代表蒙拣选的教会;罗得代表世上形式化的教会。但那些所多玛人代表世人。
53

三位天使来到亚伯拉罕那里。其中两位下去传福音,想要把罗得和他的人召出来,想要找到十个义人。但一位天使留下来了。那位留下来的天使跟亚伯拉罕和蒙拣选的教会交谈。

我相信教会是蒙拣选的。借着神的预知,教会是预定的,因为神借着预知而预定。你明白吗?教会必在那里。呐,我是不是在,我不知道。我必须做成得救的工夫。但我知道教会必在那里。是的。我很希望我是它的一部分。我相信,只要我是它的一部分,我就必同它一起在那里。那是我的盼望安息之处,就是在那里。
54

呐,罗得有福音传给了他,城里的罪使他的义心天天伤痛。当他看见这些现代的葛培理等人来到,就有东西临到了他。他知道那不止是一个普通人。他们没有行什么神迹,只是使一些人眼目昏迷了一个晚上。传讲福音使不信者眼目昏迷。是的。

55

但这位跟蒙拣选的教会即亚伯拉罕和他的群体呆在一起的天使,背对着帐棚。撒拉,她跟我们今天摩登的姐妹有点不同。你知道,这没有让你觉得有点不好,你知道,男人开始谈话,女人走出来插嘴,哦,那有点粗鲁吗?

你知道,神造女人时,他赐给女人秀丽、甜美的女性的灵,就像真正的基督徒姐妹一样。但这些穿工作服的女人,嘴里叼着一支香烟,跺着脚,咒骂,又唱“神祝福美国”。瞧?它似乎不……似乎粗鲁。它实在不……出问题了。是的。但撒拉是个呆在后面照看自己事业的五旬节派姐妹;她在后面煮饭。瞧?
56

所以,天使坐在那里观察亚伯拉罕。呐,记住,他的名字前一天还是亚伯兰,前一天还是。撒拉还不是撒拉,是撒莱,S-a-r-r-a,改成了S-a-r-a-h和A-b-e-r-h-a-m。亚伯拉罕,多国的父;撒拉,公主。所以,这是个奇怪的人。他衣服上沾了尘土,穿着就像个普通人。他站在那里,说:“亚伯拉罕。”

呐,他只是走上去,然后坐下了。亚伯拉罕出去邀请他进来。他只是个普通人,开始路过。亚伯拉罕说:“请进来,坐下。我取一些水给你洗脚。我给你一些饼吃。然后你继续赶路。”我相信,亚伯拉罕有点认为那里有些奇怪的东西。瞧?
哦,的确是有一些东西。当主来到附近时,你可以感觉得到。当你在跟他交谈时,你能说出来。
57

他说:“请坐。”他拿了苍蝇拍。你们南方人有多少人知道苍蝇拍是什么?没有,这东西正在消失。嗯,我们直到最近才有纱门。你知道,他在那里拿了旧苍蝇拍,看着他吃。他杀了一只牛犊,给这人吃撒拉烤的饼、牛排,喝牛奶,他坐在那里吃,他们吃的时候,亚伯拉罕把苍蝇赶走。

那人一直朝所多玛观看,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咻!他们今天称之为读心术。我是指他们叫它的现代名字。他们就是这样说耶稣是别西卜,算命的。那是什么样的读心术呢?
“亚伯拉罕(以国家或说是全球性的名字叫他),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公主)在哪里?”注意,它是怎么拼的。记住,圣经说撒拉在那人后面的帐棚里。他说:“亚伯拉罕。”当然,亚伯拉罕当时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所以他们都是年纪老迈。撒拉有点像祖母,你知道,他们都被应许了这个儿子,她正在等候这儿子;亚伯拉罕胡子往下垂着,驼背了,你知道,拄着手杖。
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亚伯拉罕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亚伯拉罕,我(我喜欢这点:’我’是人称代词。),到明年这个时候,我要造访你,”他应许了。现在你们看到那是谁了。
58

撒拉在帐棚里。你知道,我们今天称之为“捂着嘴笑”,你知道。她说:“我,一个九十岁的老妇人,我主(就是她丈夫)也老了,年纪老迈。”嗯,作为夫妻,他们也许十年、二十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她想:“我,一个老妇人,我丈夫也是一个老人,我们会像年轻人一样有喜事吗?”她心里暗笑。

天使说,或那人说:“撒拉为什么在帐棚里笑,说这些事不可能呢?”撒拉想要否认。但他说:“是的,你笑了。”
呐,让我在这里稍微注意一下。我希望你们会众能明白,你们相信神恩典的人。当时,神本来会因那妇人的不信而杀掉她,神一点都不会跟她玩下去的。那是神自己。呐,你们读一下,看是不是。
你说:“那是一个人。神怎么可能吃,神会做这事吗?”
绝对正确。亚伯拉罕跟他交谈。看看那是不是以罗欣。
59

神在一个肉身里显明自己,行了这件神迹。神没有取去撒拉性命的原因,他不能那么做,因为撒拉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亚伯拉罕有应许。

你们明白吗?哦!神也不能取去我们;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瞧,神也必须要取去亚伯拉罕,因为撒拉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当他……我们是基督的新妇,教会是。呐,什么在基督里?我们是他的一部分。神不能那么做。他说:“不,你笑了。”
呐,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那是什么?神,耶和华,彰显在肉身里。呐,圣灵,神,末日,就在毁灭或地球被火焚烧之前,像神在所多玛的时候焚烧地球一样,我们有了现代的布道家,他们正在席卷地上属肉体的教会。圣灵进入人的肉身、教会中。那是给外邦人的迹象。
60

让我们回头讲一会儿加利利。哦,他们过着怎样的一段时光。我相信他们也都在叫喊“阿们”。呐,我们可以讲巴底买,哦,耶稣要上各各他,从耶利哥出来。巴底买,那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坐在那里,嗯,耶稣决不可能在肉身上听见他。

嗯,有几千人跟随着他,叫喊:“喂,你能叫死人复活,我们这里有满满一墓地的死人。让我们看你来做这事,”向他扔熟过头的水果等等。他面向各各他,正走着。
但那个老乞丐也许知道……可能有某个年轻的基督徒女孩经过,可怜的老人……他们踩倒了他,他说:“夫人,告诉我谁经过?这些骚动是怎么回事?”(奇怪,有耶稣在的地方,总是会有很多骚动、噪音,一个支持,一个反对。)
61

所以他们……他们发现,这个年轻女士说:“嗯,先生,我是这位年轻先知的跟随者。你是一位经文的信徒,不是吗?”

“哦,肯定是。”
“哦,你不知道吗?你失明以前曾看过圣经吗?”
“看过很多次。”
“你知道大卫之子吗?”
“是的,他要来了。”
“他刚经过那里。”
巴底买一定说了:“如果那是他,我的声音……我软弱,老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说:’耶和华,怜悯我。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
那乞丐的信心让他站住了。就像得血漏的妇人以触摸的信心让他站住了一样。那乞丐的信心让他站住了,他站着不动。明晚我想传讲那个:“耶稣站着不动,”若主愿意的话。
呐,注意,耶稣站住,叫了他,说:“你要我做什么?”
62

我能记得树上的撒该。他上去那里藏起来,你知道。他说:“哦,我是城里的一个商人。我决不跟那帮圣滚轮搅在一起。听说他们上来了,所以我要爬上这棵树。当他经过的时候,我要得出我对他的看法。”

耶稣来到树下,你知道,他停住,说:“撒该,下来,”撒该坐在上面,把树叶拉到自己周围,没有人能看见他。但耶稣知道你在哪里。你可能把卫理公会的叶子、浸信会的叶子、各种的叶子拉到你周围,但他知道你在哪里。
63

当门徒……当他们在那里时……我们要快点讲见证,然后为病人祷告。让我们看一会儿,回过头去,稍微往回看一点。现在我们回去。他们说:“哦,赞美神!”他们都在叫喊,过得很愉快。

一阵微风刮过来。那是什么?撒但一定在从那荒凉干燥的山上观看,他这样想:“他们在那里,他们没有耶稣就出去了。现在是我的机会了。”
撒但正是这样得到教会的。你知道,最近我们太忙了。你知道。全地曾经有一场复兴;现在有点平息了。火正在熄灭。但我们太忙了,忙着成立新组织和找新感觉。我想知道我们是不是有时候没有耶稣就跑掉了。你知道,他是道(是的。),是道。要持守这道。神能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但对我来说,他是道。只要它是在这道里面,那我就相信它。瞧?
64

所以,我们一直在跑这里,跑那里,追逐各种东西。但我……也许我们在某个地方离开了主。所以,当魔鬼一看到教会没有了基督……

你知道,那太糟糕了。我总是会讲这个,但我们太多人爱上了电视节目,而不是星期三晚上的祷告会。于是我们没有主就出去了。我们得到了很多钱,我们开始考虑穿戴,我们的姐妹都剪掉了头发。
我们变得有点时尚了,要关注别的教会,也许我们没有主就出去了。所以,魔鬼说:“现在是我得到他们的时候。”那是他要准确射击的时候。所以他们没有主就出去了。
65

撒但从山上升了起来,开始吹气。“我要把他们沉下去。”这个可怜的人开始划船。他们想要把帆升起来,风把帆刮倒了。他们想要用船桨划船,船桨断了。他们想要加入一个教会再加入另一个教会。首先你知道,他们自己的小船灌满了水。

今天的问题是什么?哦,我告诉你们,主是伟大的。我想,许多小船灌满了水,但你知道,他们发现他们在全心真诚地划船。不管你划得多么真诚,你必须有基督。他们划啊划啊,所有的希望都没了,差不多都准备死了。
那差不多就是教会现在所处的景况。教会又变得形式化了,曾经声称圣洁、为神而活的小教会又径直回到了世界中,开出了自己的路。如果人们不要他们在这个教会里,像这样举止,他们就去另一个教会,像那样举止。有一点进展。魔鬼会看到你找到了一条出路的。是的。
66

呐,我们发现这一切事正在发生,所有的希望都没了。但你知道吗?故事的精彩部分就在这里。主并没有离开他们。在一场复兴上,他打发他们出去,跟众人挥手、握手,有一个禧年。但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爬上了附近最高的山,这样他就能看到他们。那就是他所做的事。

他爬上了各各他。他们在那里将他剪除。他们埋葬了他,然后他又开始上升。他一直上升,越过了太阳、月亮、众星、木星、金星、海王星、火星,继续往上升。他一直上升,越过了这个泥土的旧房子,接着又升到了银河系,上升得太高了,以至于他越过了天。
圣经说他往下看天,你知道。他比天更高。他的名字超乎了天上所叫的一切名。他一路升到那里,这样他就能回头看整个宇宙。正如老诗歌所唱的:“他的眼目看顾麻雀,我知道他也看顾我。”
67

就在所有的希望都没了,教会灌满了水,走在错路上的时候,耶稣来到了他们中间。他们却怕他。他们所拥有的、将他们从暴风雨中灌满水的船上拯救出来的唯一希望,他们却怕他们拥有的唯一希望。他们害怕它。如果他们知道经文……他们害怕它,说:“那是鬼怪,是个灵。”他们害怕地叫喊。“不要跟它有任何关系;那是读心术,是算命的。”

耶稣回答说:“不要怕,是我。”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相信,不是吗?
68

我不愿停住这个见证;但我……我想要我们……当我们祷告时,我相信主必赐给我们一个个人的见证。不要怕,是他,同样的那位。他是大祭司,坐在荣耀至大者的右边,能体恤我们的软弱。如果他是跟当时一样的大祭司,他也能体恤你的软弱,他也必以当时一样的方式反应,因为他是一样的大祭司。让我们低头。

69

伟大的天父,今晚那些给我们作见证的伟人、作者、马太和所有被授权写这本圣经的亲爱圣徒……

[原注:磁带空白。]……都说那是对的。
神啊,我相信那些门徒被授权写了神的道,因为在圣经的末了说:“若有人在它上面添加或删去……”我相信它。我的希望和今晚在这里的这小群人的希望只建立在那个上,主啊。我们感激他们被你保守的见证,叫我们能读到它。我们在那里读到你是一样的。
父啊,我祈求你今晚走到会众中间。在那肉身中跟亚伯拉罕交谈的神,在他儿子基督耶稣肉身中的神,愿同一位神今晚在他已经用自己的血分别为圣并洗净的教会中显明自己,把不信清除出这房子,进来居住,直到世界的末了,正如他所应许的。我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70

呐,我来不是要医治病人;我来是为神生病的儿女祷告。神医治病人,病人已经得医治了。任何人都知道这点。

我来不是拯救失丧的人;我来是告诉失丧的人说他们已经得救了,只要他们接受。我来告诉那些已经得救、想要这证据的人,他们有……他们已经得到了确据,尝过了约旦河对岸来的天恩的滋味,正如《希伯来书》6章说他们要尝的,“与圣灵有分,尝过天恩的滋味。”
71

如果你想要尝一尝,我推荐你们去看《使徒行传》。彼得在五旬节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如果你还从未受洗,你已经悔改了,明天这里有洗礼的事奉。下来吧。相信它。当你走进水里,相信神要赐给圣灵。他必这样做。这是他所应许的。他不可能说谎;他必须持守他的道,他必这样做。你来相信它。

72

呐,今晚如果你病了,我要对你说,我所讲的那位,当他死在各各他时,就在那里,他背上所受的鞭伤,在神的眼里,他已经赎买了你的医治。你已经得了医治。

呐,他们有按手的命令。我想可能……最近我们有五旬节派的弟兄,一群弟兄出去……我最好不说这个。我不是任何人的判官,因为你知道……我想到按手和所赐的恩赐……瞧,恩赐和选召是不需要悔改的。瞧,他们是创世以前就被命定要出现在那些事中。你明白吗?
73

我们可能会认出那些恩赐,按手在他们身上,正如保罗在那里对提摩太做的,认可这恩赐。知道恩赐在他们里面,他们看到恩赐运行。他们就给他行右手相交之礼,带他进来侍奉神。那是我们所做的唯一的事,借着按手在病人身上,他们病了,因为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不是这里的人……信的人要按手在病人身上,作为认可他们相信。呐,但我相信耶稣基督在这里;我相信他以一切的能力和他在地上的一切在这里。唯一的不同是肉身坐在神的宝座上。那肉身作为你的平安祭在那里。它在那里作你的保障,他受死所为的一切,你都可以得到,只要你接受和相信。要相信。
74

呐,我相信我儿子说他发了祷告卡。通常在那里的头几个晚上,我们没有祷告卡,通常不发。但他说人们要求祷告卡,他就发了祷告卡。这里的人有祷告卡吗?让我们看看。他把卡搀在一起,把卡发给想要的人。

任何以前参加过聚会的人都知道,会众中得医治的比讲台上的多多了。你不需要有祷告卡。卡只是让人上来这里为他们祷告。就是这样。现在我要来祷告;你们相信。
75

呐,比利在哪里?他发了什么祷告卡?我不知道。是什么?谁有1号祷告卡?让我们看看有没有一个像那样的号在这里。1号祷告卡?谁拿到了,请举手。1号祷告卡。哦,可能没有……可能他是从别的地方发的。1号祷告卡?没有人拿到1号祷告卡?2号?谁有2号祷告卡?哦,他是从那里开始的。好的,先生。

1号、2号、3号祷告卡,请站起来。呐,可能……四处看看别人的卡。可能有人聋了,听不见。瞧?他们拿到了1号、2号、3号祷告卡。呐,我只看见一个人站起来。1,2,3,我看见了这个人。你的卡是什么?3。这是2。1号在哪里?哦,如果他们不进来……好的。过来。是的,先生。是的。好的。好的,先生。1、2、3号。
76

呐,你们从这边上来,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有祷告卡的都上这里来。1、2、3、4、5、6,请站起来。4、5、6,好的,过来这里找位置。7、8、9,9。哦,好的。7、8、9。我想我们这里没有太多的空间,站不了太多人。7、8、9、10、11?在后面。11、12、13,13?13号祷告卡。

我不想错过任何人,因为我们想要为每个有祷告卡的人祷告。瞧?他们来拿到祷告卡。但不要拿着祷告卡出去,不回来。瞧?有人应该拿到了它。
13号祷告卡。我们等一下。也许是一位母亲带着婴孩什么的,他们必须走出来等等。也许在后面,等一下。
77

我们要从这里开始,从这么多号开始,为他们祷告,直到我们……有多少人不在?一直到13号都在那里?说什么?13号不在?哦,我们要停在那里,直到他们进来。好的,先生。比格拜弟兄,如果你……呐,比格拜弟兄,请在那里收祷告卡,如果可以的话。好的。

呐,从这边上来,先生。在那里站一会儿。呐,我相信这男的跟我是陌生人。我们彼此不认识。但据我所知,他跟我是陌生人。我们彼此不认识,但主认识我们俩,不是吗?
78

底下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然而你相信耶稣会使你痊愈,你想要他医治你的?请举手。简直都满了。呐,你不需要有祷告卡。我要这样说:你要像那得血漏的妇人一样做。你知道,她没有卡,我们就说是祷告卡。但她一路挤过去,直到摸到了耶稣的衣裳。你们记得这个吗?耶稣停住了。

呐,他肉身上没有感觉到,因为巴勒斯坦人的衣裳宽松。每个人都用自己的……嗯,彼得甚至责备他,说:“主啊,为什么你说那样的话呢?嗯,大家都在摸你。”
他说:“但我觉得我变虚弱了。”钦定本说能力离开了,“能力”就是“力量”。“我变虚弱了,”他朝会众四处观看,直到找到了摸他衣裳的妇人。他告诉妇人说她的信心救了她。她的血漏止住了。对不对?
79

现在,仔细听一会儿。这对你很有益处。呐,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我猜想这是一位传道人。呐,圣经在《希伯来书》说他现在是大祭司吗?他长远活着,代求(瞧?),他能被我们的软弱摸到吗?

哦,如果他是一样的大祭司,如果你能摸到他……你说:“伯兰罕弟兄,我要走上去摸比格拜弟兄。”哦,那能很好地表明你的交通或你对比格拜弟兄的爱。
“伯兰罕弟兄,我要上去摸你。”哦,那很好,但我们里面没有能力。我们是人。这里的任何传道人,我们都是人。所以,来这里没有任何益处。
80

但为什么你不记得你跟基督一同复活,你跟他、神的议会、基督同坐。你现在正跟基督同坐。所有的权柄都与你同在。为什么你不凭着信心触摸他的衣裳呢?

“主啊,我有一个需要。我病了。父神啊,让我今晚触摸你。我相信你。伯兰罕弟兄告诉了我们一出戏。但那是真理,这出戏是真理,他带来了一些表明你是一样的经文,你必须是一样的。所以他说你今天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行事,正如你应许在再来之前,你要这样。”
81

你知道, 基督的显现与基督的再来是不同的。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词。他现在显现在他的教会里。我们看到了他;我们知道那是他。那是圣灵,瞧?我们知道是。

呐,我们相信圣灵就是神。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点。就像父、子、圣灵,我们不相信有三位神。我们相信那是同一位神的三个职分。父、子、圣灵是同一位神做工的三个职分。那是为什么耶稣说施洗用父、子、圣灵称呼的名,它们不是说三位神,而是指一位神以三个职分,同一位神。三位神就是异教(瞧?),但那是一位神,在三个职分里。
82

父职……甚至动物都不能挨近这山,否则要被石头打死或用枪刺透。那伟大的火柱……后来那火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那是什么?神降卑。我们感觉到了神,摸到了神,神在我们中间彰显在肉身中。

耶稣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我父做的。他住在我里面。”后来他说:“我从神出来,又要归到神那里去。”后来他死了,被钉十字架,第三天复活,他升天以后,一天保罗走在去大马士革逮捕一些基督徒的路上。那同样的火柱降在他面前,使他的眼睛瞎了。其他的人都没有看见,但对他却是那么真实,使他瞎眼了。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
83

如果同样的神,圣灵,运行在我们中间……后来他彰显在我们的肉身中,像他当时所做的。神啊,我相信。现在我作为一个信徒对你说话。你照你从前借着你教会所行的方式回话。嗯,那是他……当你以未知的方言说话时,他们翻出来,说出真理,那是神,神在你们里面。瞧?

瞧,神的一切都倾倒在基督里;基督的一切都倾倒在教会里。所以,那是神在我们之上,神与我们同在,神在我们里面。瞧?呐,你只要相信,朝这边看,说:“主耶稣,我相信,”神必赐下他的圣灵。看他是不是照他以前行事的方式行事。呐,只要敬畏。不要只是……我要你们赞美神,但当你就近这些事时,要相当敬畏地上来。
84

呐,这是一个男人,这是我的圣经。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男的。他可能参加过某处的聚会,也许他从未见过我。如果参加过,在他参加聚会的地方,或某个地方,也许见过我……你以前见过我吗?你一生从未见过我。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呐,如果这男的……他可能病了。他可能为了别人而站在那里。他可能有家庭问题;他可能有财政问题;他可能是个骗子。如果他是,留意看所发生的事,瞧?只要留意。瞧?我不知道。但如果圣灵能来这里,告诉两个陌生人……告诉他以前的事,或关于他的事,或他来这里的目的,那他必知道那是不是真理。他必,他必证实这点。如果主能告诉他以前的事,他肯定会相信你告诉他将来的事。当然。瞧?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对圣经有信心。(瞧?瞧?)它是真理。
85

我想知道,今晚在这城里、这附近你们有多少寄居者和客旅愿意相信,知道我一个人不可能那样做?嗯,肯定是的。如果你精神正常,就会相信。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必须是某种能力那么做。你知道他会信。哦,取决于你认为它是什么能力,你的赏赐也将从那里来。瞧?

呐,法利赛人看见的时候,他们说:“那是别西卜。”但信徒说:“那是神的儿子。”呐,我们知道圣经在末日应许了,不是吗?他应许了,我们知道。
86

听听这里这些传道人说:“阿们!”那是你们的牧者。他们知道他们所讲的,瞧?他们知道。我是他们的弟兄,是天国的同胞。为神的国做工。他们是神职人员,讲员,大有能力的传道人。我不是。这是我的事工。这是我做传道的时候,只是借着一个恩赐。我非常爱人们,主让我这样向他们传道。

呐,如果圣灵说这些事,那么做,它会使你们每个人信服耶稣基督今天活着,他就在这里吗?它会使你信服,不是吗,先生?它确实使拿但业信服了。他是个信徒,因为不管其他任何人说什么,那确实在他身上起作用了。他知道。
87

叙加城里的人相不相信那妇人,没有任何关系。她有经历。她知道。耶稣将她的问题是什么给她说出来了。

他知道你的问题。是你的嗓子。那是真的。这可能会对你有帮助。你想要那嗓子,因为你是个传道人。它会好的。去吧。它会好的。当然。神爱他的百姓。
你好吗,姐妹?呐,你全心相信吗?阿们!这又是我所讲的一幅图画。我想这是一个男的和女的第一次见面。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所以,如果后面的不能看见你点头,当我说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时,请你举手好吗?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88

呐,这是一幅类似撒玛利亚井边的图画,我们的主坐在那里,一个男的和女的一生第一次见面。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她只是个女的,刚才下来。她可能举了手,一个小伙子在这里递给她一张祷告卡。刚好她站在队列中。事情就是这样的。

呐,接下来必须得是神。但如果他是一样的神,他在你里面,他在我里面,我们的生命奉献给了他,他赐了一个恩赐,我只要把自己交托给他,他就向我显了一个异象,当异象显出发生的事时,我就说出来,你必知道它是不是真理。我想刚才过去的是一个男的;这是个女的,瞧?你必知道。
89

首先,这女士正遭受着神经不好的折磨。她相当紧张。她有某种并发症,有许多搅扰她的事。呐,那是真的,不是吗?如果是真的,请举手,让会众看见。

我捕捉到同一个灵总是在说“你猜的”。我不是猜测,朋友们。那不是猜测。呐,你记住,我正在捕捉你的意念,瞧?我过去常把他们叫出来。你们许多人都知道这事。它伤了感情,瞧?多少人参加过聚会,看见过一个女的,几个男人把一个男的从聚会上拉出去,还有这里这个,证明他们犯了奸淫?你们见过那一切,各种发生的事。瞧?但你必须留意。以后我得到了更多一点智慧,(瞧?)因为耶稣说让麦子和稗子一起长。
90

这是个好妇人。她对她的灵有一个好感。当她有那感觉时,我们看看我是不是猜的。我忘了。他说……哦,是的。我现在看见了。紧张不安,烦恼。是的。你对一件相当糟糕的事感到烦恼。你害怕癌症。是的。那癌症是在……不是在中间,是在你的左边乳房上。是的。你害怕它,对不对?

你也担心别人。你想要我告诉你吗?没关系吧?是你女儿。你想要我告诉你她有什么问题吗?她有血液问题。她得了很长时间,血漏。是的。你现在相信吗?你相信当你回去时,你就会发现她好了吗?相信地去吧。不要疑惑。要有信心。阿们!这是一个见证。呐,你没有猜那些事,朋友们。现在不要疑惑,不要疑惑。
91

在我开始叫祷告队列、为人祷告前,你知道,我想那是两三个见证人或确认。我想是的,不是吗?

一位好女士站在那里。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以前我在这里时,你在祷告队列中。哦,当然,我不知道这事。你知道,成千上万人……我一点也不知道你是谁,或你来这里的目的,或类似的任何事。是的。我不知道,但主知道。如果他向我揭示,你会接受你的医治吗?哦,如果你全心相信……你也很紧张,有并发症,不安,但你决不需要因你肋旁的那个肿瘤做手术。它必会离开你,如果你相信的话。你相信吗?上路去吧,说:“谢谢你,主耶稣。”全心相信。只要全心相信,你不需要做手术,只要你相信。瞧,现在那是你的信心。瞧?我们当有信心;不要疑惑。
92

你好吗,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等一下。那是个不同的妇人。呐,只要敬畏并祷告。请记住,你有……你心里只能有两个想法。我感谢主你百分之九十九是对的。(瞧?)你相信那是神。那是神。等一下。只要感谢我们的主,我们所爱、要相会的那位,上去与他相会。我们……

你知道,黄昏,以撒去到田间,美丽的利百加从未见过他。她只是听说了以撒;她跳下骆驼,跑去与以撒相会。也许主已经离开了荣耀,在下来的路上。我们在路上迎接他,经过迦南地。
会众中发生了一件事,另一个妇人出现在这里,不是这妇人。是的,我现在看见她了,正坐在后面祷告。不要怕。你也会好的。你的腿正在折磨你,因为你出了一场车祸。你穿着一件绿色的裙子,跟这件裙子不同的绿色。就是这样。不要担心。你会好的。
93

我不认识这女士。我们是陌生人。圣灵,悬挂在这女士旁边的那道光,似乎去到了坐在她旁边的隔壁女士那里。不,不是那女士。她在为一个小孩祷告;是一个得了胃病的小女孩,上来要做手术。她的手举起来了。在那里按手在孩子身上。

天父,现在愿那知道人心里秘密的全能神的能力。主啊,他们知道我不可能医治,因为你已经做了这事。但你的同在使他们相信,主啊,如果那妇人有足够的信心触摸你的衣裳,把你拉回到那里,那孩子肯定就必好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宣告,阿们!只要有信心。
94

坐在她们所在的位置对面、有背病坐在那里的那男人,先生,如果你全心相信(有点在哭泣,观看),如果你相信,你的背病就必离开你;你必好了。神祝福你。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回家去得痊愈吧。

你是怎么想的?主奇不奇妙?他肯定奇妙。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它又来了。它……不是这个……哦,你代表某个有腿病的人。那是你妹妹。事情就是这样。是的,没错。我看见两条腿,人们……是的,你想要她来教会,带她来。她甚至穿不上鞋子等等。你信吗?回去,发现她的样子……
你相信绝无错谬的圣灵、我们的父神吗?他是我们荣耀、奇妙的主。但我们……我们必须全心相信他。那是我们能从他得着福气的唯一方式,就是接受他,相信他。
95

你好吗?我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神知道我们俩。你相信你现在有的那个感觉……呐,那样的感觉不可能是从我来的。瞧?我无法解释它。它就像另一度空间。但你周围是一道光,你们在这照片中都有的那位。就是这个使她有那样的感觉。站在一个男人旁边不会那样,瞧?现在,它正在你我之间运行。是的。

你在这里,你病得很重。你有肾病在搅扰你。问题是,你的两个肾丧失功能了,要排出毒物,它却堵塞了,搅扰你。是的,你相信吗?你不是从本地来的,你是从查尔斯顿来的。你全心相信吗?主奇不奇妙?听着,珀尔,上路去吧。你相信吗?
96

主也医治哮喘。你相信这个,不是吗,姐妹?阿们!全心相信地去吧,你可以得着所求的,阿们!神祝福你。

糖尿病对神医治来说算不得什么。他是真正的医治者,不是吗?阿们!只要相信。
关节炎使许多人残疾了。但如果你相信,它就不会使你残疾,只要你相信。只要有信心。
你相信吗?你不需要听对另一个妇人所说的话,但关节炎……神也能医治你。你相信吗?好的。继续前进,说:“谢谢你,主耶稣。”
呐,弟兄,你相信吗?那么,去吃你的晚餐吧,吃一些东西。那个老溃疡必离开你,你……
你信吗?背病。你相信它会离开你吗?那么,上路去吧,只要开始欢呼,说:“谢谢神,”只要你能全心相信。但你必须相信。
97

就一会儿。某处有一件事……会众中一定有个比这更年轻的男人。在这里,等一下。是的,你刚才跳起来了。讲话口吃。神能医治讲话口吃,如果你相信的话,只要你有信心。

在那边举手的你,在那边尽头、左边乳房上有癌症、举手的女士,你相信神能使它痊愈,医治它吗?你知道神刚才医治了你吗?上路去吧,快乐,欢呼,说:“谢谢你。”
98

让我们继续作我们的见证。主奇不奇妙?他说谎吗?当然没有。“不要怕,是我!”为什么今晚不邀请他进到小船上呢?你病了吗?小子们,请举手。举手,你相信这点。呐,把手放在你旁边的人身上。你说你是个信徒。

呐,那位是我们的神,是我们的君王,他今晚与我们一同在这里,已经赐给我们确据,如果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相信这个吗?你害怕吗?你惧怕吗?或者你爱他?你相信这是他吗?那么,邀请他进来,说:“主耶稣,进入我里面。今晚进入我心里。我要你带我安全地走完这旅程。我要痊愈。”
99

现在,你们为你按手的那个人祷告;现在不要为你自己祷告。你只要为那个正在为你祷告的人祷告。你只要祷告。明晚我要用完祷告卡。按手在……或者明晚你们可能不需要有祷告卡。只要按手在对方身上,然后回家得痊愈。

100

我们的天父,我们把这群会众带给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稣基督。撒但吹出了他的气。许多次他试图告诉他们,人们带他们走在错误的路上。但今晚我们确信这是你的同在,你在告诉他们:“不要怕,是我。不要害怕!”

我按手在放在这里的这些手帕上。它是给病人和受痛苦的人的。神啊,愿神的大能责备每个捆绑这些人和在人们中间的魔鬼。
撒但,你这不信者,你不能拘禁这些人。你再也不能使他们不信了。他们晓得神的儿子两千年前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的同在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你再也不能让他们继续生病了。你不能继续让他们像这样。从他们身上出去,奉主耶稣的名,从他们每个人身上出去,叫他们能得痊愈。
101

他们把手按在对方身上。他们是信徒。耶稣啊,你说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主啊,这是你的应许。出来,撒但,让这些人自由地离去。

所有相信并从基督那里接受医治的,只要丢下你的祷告卡,站起来,说:“我不害怕,主啊。这是你,我接受你。”如果你带着信心那么做,你就必得着你的医治,只要你能相信。你只要相信。你相信吗?那么,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