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10M 擅自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如果你有什么需求,那你就举起手来,并在心里说:“神啊,你知道在我心里面的是什么。”现在让我们低头。

我们的天父,今早我们感谢你,因为圣灵将神的真爱浇灌在我们心里,这爱把我们融为一体(我们在基督里是一体的),并有围绕神的道团契的时光,今早我们又要来就近这道。
过去的这个星期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要为这一点,为能跟你的孩子们即我们宝贵亲爱的朋友们相会,为他们在心里能感觉到仁爱、真挚的美好灵性而感谢你。主啊,我们太感恩了。圣经真是对的,我们现在就与基督耶稣一同聚在天上。
2

求你祝福聚会余下的部分。祝福我们的弟兄、我们的牧师、你的仆人帕克·多马弟兄,愿圣灵运行在他身上,帮助他。主啊,他想要全心事奉你。我祈求他的愿望和今早在这里举起的每只手下面的愿望都得到满足。

在这个安息的日子,请祝福全地你所有的仆人。愿你恩膏各地站在讲台上的你的传道人。愿病人得医治,失丧的得拯救,那些预备好的领受圣灵。愿神今天得到尊贵,因为他有一天会让这事成就。奉耶稣的名,阿们!请坐。
3

我想到那首伟大的老歌:“信靠耶稣何等甘甜,照他话语接受他,安息在他应许上面,我只知主如此说。”这是……我在这里告诉你们宝贵的牧师,我们的帕克·多马弟兄,我相信这是最有属灵影响的聚会之一,我投身在其中,都忘乎所以了。我下来……我说:“呐,今晚我要下去。我只说几句话,然后我要叫会众到讲台上来,为他们祷告。我不想要说太多话。”你瞧?

我说:“呐,帕克弟兄是一位教师,我要在那里做什么才会有益处呢?”你知道,你就会被打断了。圣灵继续运行,所以……呐,首先你知道,看起来差不多是一个小时。“我肯定现在将近九点了。”几乎十一点了。所以你只……瞧,我们喜爱围绕神的道团契,太高兴了。
4

我知道你们在学校,哦,在帐棚大会上过得很愉快。会众,你们知道吗?如果我住在这附近,我就会是那个地方的一员。我会的,我肯定会的。我会……我就会……我是它的一员,我是指我会去它那里。我是它的会员,因为我受洗归入了它里面。是的。我受洗归入了那个大团契里。

你知道,我来自一个浸信会教会,浸信会信徒相信:当你……你信的时候就受了圣灵的洗。他们也相信:如果你已经在基督徒教会里或是在其他任何跟他们用同样的洗礼方式、同样的仪式施洗的教会里,但是,当你成为浸信会信徒时,你就必须要重新受洗。换句话说,你是用水受洗归入浸信会的团契里。瞧,我很高兴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归入主耶稣的团契里。那是持久的洗礼。
5

站在外面的一位弟兄进来,他有一台电影摄影机,当我们走进后面时,他正在调机子。我想你们正在唱“只要相信”,我走上台阶。我看见了这位宝贵的弟兄。有声音说:“去到他所在的地方。”

他正在拍电影;他在给我作见证。他说:十年前他妻子在宾夕法尼亚州得了癌症,在我们的一场聚会上,就是我们最初的一场,她的癌症得了医治。今天,他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我相信他说他叫罗弟兄。小伙子站在那里,头发都往后梳着,可爱的小伙子。我说:“这是你父亲或祖父吗?”
他说:“不,先生。”
我说:“你住在附近吗?”
他说:“我是从夏洛特来的。”它爬过一些……我知道你是从南方来的。他的口音暴露了他。他是个可爱的小伙子,一个大约这么高的小顽皮,你知道。他们很可爱。我爱那些小伙子。
6

今早,我的一个瑞典小弟兄在这里。一次,我不认识他,我尽我里面的一切支持他。我刚从瑞典回来。约瑟弟兄在芝加哥很费力,他们有很多人反对他,或者他们反对他,只是因为他想要成为弟兄,跟任何伸手说“握手”的人团契。约瑟准备跟他握手。对我来说,那才是个基督徒。是的。

但有一群传道人说:“他跟某个人来往。他让他们在他的教会里,”春雨派的人等等。我们有一场聚会定在芝加哥。我说:“我们岂不应该是跨宗派的吗?”
他们说:“是的,但他们……”这人说:“如果我让他进来,他们就会把我从教会里赶出去。”
我说:“如果他不能进来,那我们就不想去了。”所以,因为那个原因我绕过了芝加哥。我们一生都是知心朋友。呐,如果我们坐下来讨论经文,说到经文,我们可能彼此相差有半英里或更多。但说到弟兄之爱,我们是一体的。我知道他爱神。他跟我相信一样的东西,我们一起团契过。
7

呐,我要进入非洲的宣教工场,在那些大学校所在的地方预备或准备聚会。那个小伙子没有人赞助,没有人同意负担费用,但他里面有去非洲的异象。他在那里得着了几千人。他去了我们在杰弗逊维尔的教会,他在学校放映他的电影。我想过去帮助他。

8

今早,我在霍华德·约翰逊餐馆吃早餐,看见我的一些朋友经过。进来的只有约瑟坐下来,跟我们一起吃早餐。回到家,我们彼此就住在隔壁。

因为一个异象,我有几天都快被撕碎了。我没有把异象告诉人,有点乱。我纳闷:“那会是什么呢?怎么可能呢?”我带了妻子,我们走到一边,我又复述了一遍,“去哪里的路上,我……我错过了那地方吗?发生了什么事呢?”
9

我们站在房间里,就在我要做祷告,走过去之前的一会儿,有声音说……今早我本想讲、教导“新妇树”,但我的嗓子坏了。我说:“我最好绕过那个题目,因为它很长。”

我说……瞧,我走过去,有声音对我说:“带约瑟到院子里。”我就拥抱了他,走到院子里。
我们走过那些高大、庄严的松树。那阵风从那里吹过,似乎在唱:“河的彼岸有一片地……”我跟我的朋友站在那里交谈,我跟他谈起某件事,这件事只有他和我知道。
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三十年前主赐给你这段经文,你曾读过它下面的经文吗?”这话触动了我。我感觉到圣灵就降在我们周围。
我说:“谢谢你,约瑟。”我拥抱他,回到门内,走进去,拿起我的圣经。它就在那里……嗯,我只读了头几节经文,我不知道。完全是给这个时代的,就是这样。
你知道吗?一次,耶稣拿起圣经,只读了那么多的经文,就是当时要应验的那些,而撇开了剩下的经文,因为那部分经文应验在了他那个时代,下面的部分要应验在他的第二次来到。若主愿意,今晚我可以讲讲这点。
10

今天下午我要拿上我的圣经出去,单独去到树林里,因为那会让我完全投入到里面。我从未想到那点,从未尝试着去读它。哦,大约三十、三十一年前,他告诉我的一切都应验了。就在最近六个月,那天早上异象的最后部分也应验了,这就是了。我想问题是,(当时我所说的问题,瞧?)不知道该转向何方。约瑟说:“但你曾读过剩下的经文吗?”这就是了。我不知道。神祝福你,约瑟。

我……我爱神的子民,你们呢?有一些真实的东西。也许今晚,若主愿意……今天下午我想要去看看主会告诉我什么。要做什么?现在我对它的感觉好多了,我知道这点。刚刚抓牢了两三节经文,我想:“哦,那是……为什么我没有读到它呢?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它呢?”瞧?我从未注意到过它。呐,因为还不是时候。
11

呐,约瑟要离开我们,去非洲安排聚会。帕克·多马弟兄真是太甜美了,请我明年大会的时候再回来。我相信若是主的旨意,我可以那么做,明年再回到这里与大家相会。这团契是非常甜美的。

12

呐,我们要在中午之前离开这里,这样你们就能吃饭、休息等等,今晚再回来。弟兄,你们晚上有聚会或下午有聚会吗?[原注:弟兄说:“伯兰罕弟兄,也许今天下午我们会有洗礼的事奉。”]

呐,任何想要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的人……是在哪里?在你的教会里吗?[“不,是在我家后面;后面有一个湖。”]
哦,就是这样。“这里有水,对我们有什么妨碍呢?”好的。你们所有的太监都下去,进入水里。如果你还没有受浸来完成基督徒的洗礼,今天下午你来帕克·多马弟兄教区的家,那里有洗礼事奉的水。那是一次性永远解决这问题的绝佳时间。是的。“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对吗?
“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如果那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了。
13

在《使徒行传》19章,保罗对那些人说。保罗经过以弗所上边一带地方,他找到了几个门徒。那里有一位了不起的浸信会传道人正在讲道,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他说……

保罗经过那里,亚居拉和百基拉是保罗制作帐棚的朋友,绝对……亚居拉和百基拉是教会的牧师。亚居拉是教会、罗马第一间教会的牧师。当革老丢驱逐所有的犹太人时,他便回到了巴勒斯坦。我想跟天主教会谈谈这点。是的,先生。当时彼得在哪里?好的。呐,亚居拉从罗马被驱逐,后来回到了他的故乡,因为……
亚居拉和百基拉,后来当他们回去时,那里的罗马主教已经引入了所有的教条;就在那里开始了你们的第一间天主教会,就在那时候。
14

之后,他们就建立了第二间天主教会,当保罗到达罗马时,他去了第二间教会。我要有人指给我看哪里有说到保罗去过第一间教会。他不相信那些教条。你能想象彼得,一个犹太人,他教导反对偶像,却在教会里设立偶像吗?你认为在道上如此严谨、持守这道的彼得会接受教条吗?想一想。不,不,不是那样的。那太愚蠢了。但事情到了那个地步,就那样开始了。

15

呐,我们发现保罗,他经过了以弗所上边一带地方,他找到一些门徒。他们欢喜快乐。保罗对他们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那对浸信会岂不是致命一击吗?瞧?浸信会说你信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他们最初的首创者正是这样。那就是阿波罗,他说……他以为他们已经……一切都好了。他说他们叫喊,过得很愉快。保罗说:“那没问题,”

亚居拉和百基拉已经告诉了他们:“我们有一位小弟兄保罗。他上来时,会更清晰地教导你们神的道。”
16

保罗经过上边一带地方,他找到了这位浸信会神学家:一个了不起的人,好人。保罗对他的会众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是否有圣灵。”
他说:“这样,你们是怎么受洗的呢?”
他们说:“哦,我们受洗了。”
“怎么受的?受谁的洗?”
他们说:“受约翰的洗。”
他说:“约翰只是行悔改的洗(祭物还没有被杀。瞧?),不是叫罪得赦。”是的,《使徒行传》2章38节说:“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瞧?
17

但他说,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是否有圣灵。”
他说:“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它一定很重要。
他们说:“我们未曾知道是否有圣灵。”
他说:“你们是怎么受洗的?或受的是什么洗?”原文说“怎么洗的”。
他说:“受的是约翰的洗。”
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诉百姓当信那以后来的,就是耶稣基督。”他们听了这话,便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了。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便领受了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瞧?是的。哦,对我来说,那是个很好的五旬节教义。肯定是对的。
所以,现在,如果你还没有受基督徒的洗礼,今天下午就下来。
18

不久前(在我们开始讲道之前),你知道我宝贵的老妈妈刚上路了。如果我有时间,我就会告诉你们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主怎么告诉我……绕过我的一次打猎旅行,打发我去另一个地方;告诉我说我会打到什么,然后回来;一切都完美地安排在那里。在我离开前我就把事情告诉了教会。

我说:“我要杀死一头九英尺、银灰色毛尖的熊。我要杀死一只驯鹿,它的角从底下往上量有四十二英寸整,它会躺在一个小台子上。那片地区从来没有出现过。”我告诉了教会。今早教会的一部分人就坐在这里。对吗,教会?从伯兰罕堂来的,请举手。
19

我说了它会出现在哪里。一些弟兄跟我一起,要去看看。我们进了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地区,丝毫不差,一切都在那里。银灰色毛尖的熊从这头到那头量起来刚好九英尺。它就在主所说的同一个地方被杀死了。

驯鹿躺在那里,往山下看着我。那向导说:“伯兰罕弟兄,如果那驯鹿的角是四十二英寸长,我就会晕过去。”
我说:“你最好倒下去,因为肯定会是那个尺寸。”当他拿出尺子,量到鼻子尖上,刚好是四十二英寸,不超过十六分之一。我说:“你不相信吗?”
一年前我们回到一个地方,他还只是个刚刚悔改信主的,他听说了有聚会。他妻子是个五旬节派信徒。他是个向导:索斯威克弟兄。他说:“若是谁对这事有疑问,让他们写信来问我。”他说:“让我告诉他们。”他住得很偏僻。那是在半夜依然有太阳的地方,就在育空那里。所以他……
20

我们回去,那里的印第安人已经过了河。河水把我们隔断了,我们回不去了。所以,我们就在那附近逗留了几天,只是交谈,注视着美好的户外景色,拍下不同东西的照片。

所以,他继续……埃迪一直在告诉其中一位传道人有关异象的事,他说:“哦,巴不得我能……如果我能叫我弟弟去那里……”他说:“我弟弟得了癫痫,我的弟弟。他大约三岁起就得了癫痫。他一天发作四、五次。”所以我知道他正在向神祷告,但我无法使异象来到。异象的临到;那是神的恩典。我没有……所以我们在那里。我为他祷告了两三次,他不知道这点。第二天,我们到处闲逛。我们大约有二十一匹马。
21

在旅行中……通常我是像那样用缰绳系住马尾巴。但在山上,你不能用那样的办法,因为你会失去整队马的。有时候,它们会掉下悬崖。

在出去的路上,我们放开了马,这些幼马驮着包裹等东西摇摇摆摆。我过去骑过非常多的马,我父亲是个骑马的。
我们从后面的牧马地中走出来。巴德在前面,还有这位埃迪弟兄、巴德弟兄、我和另一位叫克里斯·伯格的基督徒。巴德骑着一匹带着铃铛的马走在前面领路;我走在后面,埃迪和我把这些马从沼泽地拉出来。我想你们都知道沼泽地是什么。马儿进入到那里面,就像泥潭一样。
22

我们有两匹马下去了,哦,我从头到脚都是泥巴,从那里把马拉出来。其中一匹跳进去了,我跳到马身上,像那样把它的头向上拉。我们拿来一条绳子,像那样扔在我的马鞍角上,套住一匹马,把别的包裹割断,把马拉出去了。浑身是泥巴,然后像那样把泥巴从身上擦掉。哦!

那些幼马,你不能……它们会到处跑;它们两三岁大,只会捣乱。它们根本不是能带路的马。
23

所以,我们走了出去。我站起来,骑到马鞍上,埃迪也在那里。我刚好朝那些高大、美丽、顶上被雪覆盖的松树望去。神啊,让我住在那里,如果千禧年要来到,让我住在那里。

你可以拥有你全部都修剪得很奇特的院子,高楼大厦,你所有的迈阿密棕榈树都立在那里,以及你所要的一切。但让我照着神所赐下的方式来得到它。我喜爱那样的。哦,我可以站在那些山顶上,去打猎,爬到那些山的最高峰,坐在那里,举起手,哭喊。朝那里看去;我想:“神啊,那也一定是你喜爱的方式。那一定是你的方式;那就是你造它的样子。为什么人非得污染它,使它成为别的样子,歪曲它呢?”
“有一天,”我想:“主啊,让我走在你永无穷尽的打猎小路上。”我希望我在那里遇见你们所有打猎的弟兄,真正的……我在那里看着。我盼望着那个。当然,你们知道那是印第安人的祷告。
24

当我们下去那里时,我像那样看去,我在异象中看见过那个年轻人。马停下来了。我不需要停住它。

我注视了那异象一会儿,当异象离开时,我看到那是给巴德的弟弟的。我只有一个马刺;我敲打我的马,掉转马头,很快就赶上了埃迪弟兄。我把一匹马赶进了灌木从中。我说:“埃迪,埃迪弟兄。”
他说:“出了什么事,伯兰罕弟兄?你面色苍白。”
我说:“我得到了主如此说。”
“是什么?是给巴德的弟弟的吗?”
我说:“是的。”我说:“让马继续跑吧。”我策马过去,穿过沼泽地等等。大约十五分钟后,我就到了队伍的前面。我骑马走在巴德旁边,把手放在他马鞍的后背,说:“巴德。”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得到了主如此说。”
他说:“你是指什么?”
25

我说:“自从我们回到这里,最近两三天你一直讲你能不能让你弟弟来参加其中的一场聚会。”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他只是……他还没有领受圣灵。”现在他领受了,但当时还没有。他说:“是的,没错。”
我说:“你弟弟……”我描述了他。
他说:“绝对没错。那正是他的模样。”
我说:“呐,这在别人身上行不通,但在你弟弟身上有用。”我告诉他要做什么。我说:“你打发人去叫你弟弟;带他上这里来。”那是在阿拉斯加公路上,他住在一个老地方,那里有一些美国人,为了把路修通,其中有几个人死了。政府人员都撤走了。他在那里做向导;他在那里有六百平方英里土地,他是个有执照的向导。所以,他说……非常原始,非常好的打猎地区。
26

我说:“巴德,瞧,当那个小伙子来了,再发作的时候,你扯下他的衬衫,说:’伯兰罕弟兄告诉我奉主的名这么做,’把衬衫丢进火炉里。”我说:“发作就会离开他。你相信我吗?”

他说:“全心相信。”
他打发人去接了他弟弟,带他去到那里,那天上午他去清理道路了。他妻子是个甜美的基督徒,但她……他弟弟很狂暴,又很急躁。所以就……他出了房子去某个地方还不到大约三十分钟,他弟弟就发作了一次。通常他妻子会跳过窗户什么的,远离他弟弟。但当她看见他在翻滚、跌倒,魔鬼在那样对待他,她刚好记起来了。她相信我。
她向他走去,跨坐在他身上,小妇人坐在那个高大、宽肩膀的男人身上。她跨坐在他身上,扯下他的衬衫,走向那火炉,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她说:“亲爱的神,伯兰罕弟兄告诉我们这么做。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衬衫扔进里面。”从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发作了。
27

当我告诉他关于那些异象的事,要发生的事……从山上下来……在山顶上,我们打中了那头驯鹿。他说:“伯兰罕弟兄,根据那个异象……”我们站在驯鹿苔藓上。你知道,你可以看见几英里远,除了黄色的苔藓,什么也没有。他说:“根据你告诉我的,呐,那个要穿衬衫的人,埃迪在下面,穿着那件格子衬衫,你要杀死一头九英尺、银灰色毛尖的熊吗?”

我说:“那是主如此说。”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不是怀疑你的话,弟兄,我怎么能怀疑你的话呢?但是,瞧,我能看见地上的每一个斑点,什么也没有。连一棵高的灌木都没有。除了驯鹿苔藓,什么也没有。熊在哪里呢?”
我说:“他是耶和华以勒。主必自己预备。”我说:“你听过那次有关松鼠的故事吗?”
他说:“埃迪跟我讲过这个。”
我说:“哦,他仍然是神。如果他说熊会在那里……”
28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神已经那样告诉你了,这只驯鹿正好躺在……嗯,我还从未见过一只像那样的熊。”他说:“我不明白你究竟要怎么在五十码远打到它。正如你所说的。告诉我……我弟弟一字不差地得医治了。那是一年多前。他以前一天发作三、四次,但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发作一次。”

他说:“我怎么能怀疑呢?”
但他又说:“伯兰罕弟兄,我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些山里,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一只银灰色毛尖的熊。我见过一般的灰熊,但没见过一只银灰色毛尖的熊。那是很稀罕的种类。”
我说:“但这里有一只。”所以我拿起这只驯鹿的头、角。我们要拿去……我有来复枪,我们轮流背着,走下山,必须从这边走驯鹿苔藓下山。嗯,还有大约三英里半就到了林带分界线。瞧,那甚至都不是熊的区域了;那是驯鹿的区域。
29

我们走路下去。我们换了……我所背的战利品重达……哦,驯鹿本身大约有九百磅重。但我们不得不把肉留在那里,只剥了皮。单单角就有大约一百五十磅重。所以我像这样努力把它背在肩膀上带下山。

当我们到了大约……我们过了一个小冰川,他说:“想一想,伯兰罕弟兄,我们离那里只有大约一英里了。我能用肉眼看见那些马所站的地方。我能看见每一座山。你要杀死一只九英尺、银灰色毛尖的熊?”
我说:“那是根据大约三个月前神告诉我的道,它永不会落空。”我说:“你怀疑那个吗,巴德?”
他说:“请原谅我,伯兰罕弟兄,我不是怀疑。我的心如此……我只是无法明白。熊在哪里呢?”
我说:“我不知道。”我说:“神已经让它呆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
他说:“想一想:一只我从未见过的熊,神告诉你的熊……”他说:“那是把我弟弟的事告诉你的同一位神。”
我说:“绝对是。”
他说:“伯兰罕弟兄,往你的枪里装一颗子弹。”
我说:“我会有时间装子弹的。”
30

我们继续往山下走。我们走了大约半英里,他背着鹿角,我拿枪。我们坐下来,正在休息。他说:“伯兰罕弟兄,想一想。我们只有半英里了。”

我说:“巴德。”我说:“它会在那里的。不要担心。”我观看,说:“巴德,站在那上面、上面大约两英里的山顶上的是什么?”
他戴上望远镜,说:“伯兰罕弟兄,看上去像一只奶牛。”他说:“那是一只银灰色毛尖的熊,天哪!我看到那灰白色在今天下午的太阳下发光。它是一只银灰色毛尖的熊。我以前从未见过它。”
我说:“我们还等什么?”
他说:“我想你是不是从这里打中它;它有两英里远;你会打中它的。”
我说:“但是巴德,根据异象,我离它很近。”
31

太累了,太疲倦了;那天我们翻越过了那些山,至少走了二十英里。于是,我们又折回去往上走。我走到离熊大约五百码之内,巴德说:“伯兰罕弟兄,”他说:“你以前射中过银灰色毛尖的熊吗?”

我说:“我杀死过很多熊,但从未杀死过银灰色毛尖的熊。”
他说:“它们是所有熊里头最凶猛的。它们悍不畏死。”
我说:“熊都不畏死。”
他说:“但主把那只熊赐给你了,不是吗?”
我说:“哦,是的。”
32

我有一把点270的小来复枪;它是一把小型枪。于是,我继续往上走了一点。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认为你最好是从这里射击它吗?我们最好不要太靠近它了。”

我说:“异象说我们离它很近。”
所以我们跨过了另一条小溪,走上去。当我们去到那里时,哦!站在离熊两百五十码远的地方,我能看见熊黄色的巨牙像那样咬碎东西。它看上去像一大堆干草,两耳之间有十八英寸。它是个庞然大物:脚和掌有这么宽,你知道,就站在那里。哦,它看上去很美,凶狠。
巴德说:“哦,”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告诉你射它哪里。”
我说:“好的,弟兄。”
他说:“后背。你瞧?然后它就起不来了。你瞧?”
我说:“但异象说的是射它心脏。”
他说:“那你最好那样做。”
第一枪就射中了它。我们下去时,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背着那些角,却没有尺子。他说:“那些角看起来大约有九十英寸。”
我说:“不,它们只有四十二英寸。”他说,我告诉了埃迪,说:“呐,注意。小伙子要把手放在那里量。”
当我们去到放包裹的地方……我们无法把熊带走。我们必须要第二天返回。你无法带走一只熊,咻!你无法让一匹马靠近一只灰熊。你知道这点。嗅到熊的气味,马就跑了。我们拉断了两根绳子,为要努力把熊拖出来。当时,我们所有的一切就是放满了东西的筐和驮东西的马鞍,马都惊跑了。那些马对灰熊怕得要死,怕灰熊的气味。
33

我们继续往下走,我们停下来时,小伙子们正在那里等候,埃迪和巴德的儿子。他说:“我要量量那些角。”

我退到埃迪那里,说:“埃迪,注意看这男孩把手放在鹿角的底下,就像我们到达这里前我告诉你的。”他下去,拿出卷尺,他的尺子。男孩走过去,把手放在鹿角上。
埃迪说:“赞美主。”丝毫不差。巴德像那样举起手,面色苍白,说:“伯兰罕弟兄,瞧这里。正好是四十二英寸整,不超过十六分之一。”耶稣永不失败。他说:“伯兰罕弟兄,一年后的今天,我会在哪里呢?”
我说:“呐,巴德。你只是个新近悔改归向基督的人。我不知道你会在哪里。”我说:“我只能照主告诉我的说。那就是我所要说的,是我所知道的。我不知道……”
34

呐,我要回到那地区,这样,明年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就可以知道。我要打到一只几乎是那两倍大个头的棕熊。你看到那是不是对的。我看见它了。当时,我们是站着的,它躺在地上,我像那样把手放在它的腰部。我也可以像那样把手放在它的臀部,它躺在那里。呐,你会发现那是不是对的。

在这点上,可以讲很多。但我刚好想起,我应该教导主日学了。瞧?哦,朋友们。你们在这附近的人都能明白这些异象吗?难怪你们传道人弟兄有时候会起疑心。“哦,那可能是心理感应;那可能是读心术。”指给我看在其它什么地方有这样的事发生过。这些了不起的心理学家、读心术家怎么样呢?他们是猜测。有时候发生,有时候不会发生。它是这个、那个或别的。但神是完美的,从不失败。
35

什么是……算命的是什么?是被歪曲的基督仆人。错误是什么?是被歪曲的正义。绝对是的。从未……它只是偶尔的。就是这样,在基督信仰上冒险。不要冒险。要确定你是对的。只要向自己死,从神的灵重生,然后你就会知道。以后就没有……所有的“假设”和“还有”都不复存在了。

我爱他,我爱他,(荣耀!)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我见过一些……一个跟我一起去的人。我刚才没有注意到他在这里。你们知道那是弗雷德·索斯曼弟兄。他坐在那里,他跟我一起去了道森。对吗,弗雷德弟兄?事发前,我就把事情的图片清楚地画在了我的挡风玻璃上。哦,那事发生了……旅行的人(对你们在这里的陌生人),有多少人知道?走在路上,主会说出要发生的各自不同的事情,事情就会准确地那样发生,一直都是。肯定的。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我爱他”。]你们不爱他吗?让我们来唱这歌。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36

不用再猜测了。我们在方舟里。世界被关在了外面。现在我们在耶稣里。哦,团契。神啊,帮助我们围绕你的道来团契。主啊,当我读这道时,我知道你的道永不会落空。我的话会落空;我只是个人。我们大家都只是人。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8:4]主啊,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可以献上的,因为这从起初就是你赐给我们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不可能在这里。想到神的恩典在这末日降在我们中间……神啊,伟大的造物主,借着赦免我们的罪和以如此不可思议的方式显现在我们面前,神已经向我们显明了,正如他应许夜晚时候要如此。夜晚的光正在照耀。父啊,求你应允,我们现在要围绕着你的道团契。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7

很抱歉像这样留你们。现在让我们读一处经文,只有短短的一段。若主愿意,大约三十五或四十分钟后我们就要结束。

《民数记》14章。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可能会犯一个错误。瞧,我不知道主要做什么。一些……嗯,等一下他在这里可能会得到一样东西,圣灵可能会进入这里。我正在盼望某件事发生。我不知道。所以,如果我不知道,我就要说“他若愿意”,瞧?是的,先生。
38

我知道什么呢?圣灵可能来这里,临到这些坐在台上的弟兄中的一位,可能会在这里做一件事,完全转变整件事。等一下可能圣灵就会降临,两三个星期都不会结束,昼夜不停地运行,整个的……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你知道,我们可能会听到号角吹响。

39

《民数记》14章41节一直到45节,现在来读主的道。

41摩西说:“你们为何违背耶和华的命令呢?这事不能顺利了。42不要上去,因为耶和华不在你们中间,恐怕你们被仇敌杀败了。43亚玛力人和迦南人都在你们面前,你们必倒在刀下,因你们退回不跟从耶和华,所以他必不与你们同在。”44他们却擅敢上山顶去,然而耶和华的约柜和摩西没有出营。45于是亚玛力人和住在那山上的迦南人都下来击打他们,把他们杀退了,直到何珥玛。
呐,今早从这里选取一个小小的功课来讲一讲。呐,我相信我们在主日学上要接受教导:要学习。如果我们能回去,在旧约和新约中找出来,人们怎么蒙神祝福,他们怎么被咒诅,看到神尊重和要求什么,然后我们就会对如何持守住神的祝福有个概念。你们这么认为吗?
40

呐,我不想要讲道。我没有足够的嗓音来讲道,但我……记住,我要继续走,一直到这个九月。若主愿意,在九月以前的聚会中间我只有大约两天空闲。

呐,我们要找出……我现在再说一遍,在我们以下的几分钟里慢慢来看。呐,我们必须回去,巴不得我们能看到神要求什么,他需要什么,他咒诅什么,祝福什么,那我们就当以那些事作为鉴戒。
我相信在《希伯来书》11章,哦,不,是12章,说: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罪或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12:1]
41

呐,我们必须回去。保罗,我们相信他是《希伯来书》的作者,他在这里回顾那些大有信心的人和伟大的勇士。然后我们可以以另一面为鉴戒。我家里有一本书讲到一些临终的话……纽金特弟兄,很多年前我从他那里得到这本书,活在地上的伟大男人女人们临终的话。我相信那是英国的布拉迪.马利亚,她临终的话,当她要死的时候,说:“我愿意为再活五分钟而献上我的王国。”我有亚伯拉罕·林肯临终的话;我有石墙·杰克逊临终的话。

你知道杰克逊这位伟大的南方将军临终的话是什么吗?我跟你们南方造反者一起,为有一位像杰克逊这样的将军而向神感恩。据我所知,在其它各个方面,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无可比拟。他是一个属神的伟人。杰克逊要死的时候说……他要过河,他说:“不久我们就要过河。那时我们要坐在树下休息。”是的。
42

我听过德怀特·慕迪临终的话,他站起来,说:“这是死亡吗?这是我加冕的日子。”

伟人的生命提醒我们,我们可以使生命崇高,
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我喜欢这点。)
或是他人的足迹,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
有个失事、遗弃的弟兄,见这事,你该重新振作。
43

保罗·雷德。多少人曾听过保罗·雷德?我小的时候常听他讲道。当时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会把他的歌“只要相信”带到全世界去。保罗在那里要死的时候,他们叫了从慕迪圣经学校来的四重唱。你知道保罗怎么对我的一个朋友说吗?他知道他快要死了(得了癌症),他说:“巴不得我能把我的恩典信息带去撒给火热的五旬节派,而不是来这里,”(就是这个杀死了他)他说:“我就会好起来。”

慕迪……保罗有幽默感。他和博斯沃思弟兄等所有人都是亲密的朋友。比利·信德……一次,博斯沃思弟兄在芝加哥雷德帐棚举行了一场聚会。所以,比利·信德在那里呆了三个星期,他就讲完了他所有的讲章。保罗在那里呆了大约两年,他还在不断传讲。所以,比利对保罗说:“保罗,你什么时候才会讲完你的讲章啊?”
他说:“当我的喉管打结的时候。”
44

如果有谁听过保罗讲道,他从《创世记》开始,一直讲到《启示录》结束。每次他传讲的时候,都把整本圣经讲了一遍。我常去看他。他会拿出…在它头脑里有东西,他会回到从前,他是个大块头,会卷起裤管,你知道。呐,他会尽情地跑,差不多都会跳到讲台上,好像一只伸出手掌的大熊。

但当他在那里要死的时候,慕迪圣经学校派来了一个四重唱。他们站在那里,把医院的百叶窗拉下来,唱着:“与你更亲,我主。”
保罗坐起来,说:“喂,谁要死了,是我还是你们?”他说:“把百叶窗拉上去,给我唱一些好歌,有朝气的福音歌。”阿们!所以他们开始唱: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他说:“路加在哪里?”那是他弟弟。你们许多人都知道路加,他最近才去世。路加和保罗是两个呆在一起的兄弟,类似我儿子比利和我。
45

他说:“路加在哪里?”路加就在隔壁的房间里,他不想看到他的哥哥死。保罗说:“告诉路加过来这里。”他们把路加带进来,路加想要忍住眼泪。保罗坐起来,握住他的手,说:“路加,我们一起经历过许多战斗,不是吗,弟弟?”

他说:“是的,保罗。”
保罗说:“想一想。从现在起五分钟后,我就要站耶稣基督的面前,披上他的义。”
伟人的生命提醒我们,我们可以使生命崇高,
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
让我像那样去;让我带着像慕迪拥有的那个见证而去;让我带着像保罗拥有的见证而去。“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但感谢神,使我们得胜。”
46

因此,基于旧约,现在我得出这些结论,作为一个小信息:“擅自。”韦伯词典,我已经记在这里;韦伯词典说“擅自”就是“未经实际的授权而冒险”。那就是擅自。或者,作为插入语,韦伯词典说“想当然”,只是想当然,“未经授权而冒险,或对某件事想当然。”

呐,那是教会不可做的事。你……如果你只是擅自以为,那你对自己就不会确定,因为你只是想当然。呐,我们有……每年我们仅仅过一个节而已。我很抱歉这样说,但实情就是如此。普通的美国基督徒,所谓的……
47

一次,葛培理做了同样的声明,如果你读他的文章的话,说的是在所谓的基督教中有多少个酒鬼。某些教会中,普通的所谓基督徒和罪人很相似,对我来说他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人们喝酒,想要淹没过去的罪、欺骗、说谎,周末他们就想要喝醉。单纯地认为:“哦,我会应付过去的。”

他们擅自以为那是正确的行事方式。他们觉得那是忘记罪恶的方式:只要喝得乱醉。你没有意识到你只是在堆积更多的罪。但他们擅自以为那是美国人的行事方式。那可能是真的。但那不是圣经的行事方式。他们擅自以为那没关系。
48

我说……不久前我在传讲一个题目,我跟我的好弟兄索斯曼一起去到加拿大,我去到一家大宾馆,他太慷慨了,让我住进那里去。一些美国人去到加拿大,那是美国的某个俱乐部。他们正在那里举行他们的大会。

我告诉你,那天晚上当我进去时,哦,美国小姐在那里。我们……哦,真可怕!到处都是威士忌酒瓶。我走上去,去到房间里。我下了电梯,看着那个小伙子。有几个人、那些男人也下了电梯,互相搀扶着,是一个俱乐部。
接着我……小电梯……我说:“天哪!咻!”
他说:“哦,他们过得相当开心。”
我说:“他们看上去肯定是那样。”
我们向门走去,开了门,从电梯出来,往下走。有两个年轻女子,她们俩都戴着婚戒,很漂亮的女人,身上只穿着内衣,站在大厅的尽头;手里拿着威士忌酒瓶。她们从那里往下走时,试图要互相搀扶着,眼睛呆滞,好像是在注视,她们嘴唇上的口红往下流,还有那些黑的东西。那些女人,在这周围涂了一圈,看起来像猴子,而不是人,就像那样。所有那些东西,大型脑积水的发型,你知道。你漂亮。不要使自己看起来像史前动物一样,瞧?要像神造你的样子。
49

她们,这些女孩、女人,站在那里,从大厅往下走,摇摇晃晃的。几个男人走出来,喝醉了,抓住女人身体的一个部位,他本不该那么做,想要抱住她。她摇摇摆摆,男人清醒过来,女人挥了几拳。我就向后退,看着。

她们走近了,穿着内衣站在那里,当然,还是比一些女人穿的多,她们拿着酒瓶。其中一个女人喝了一口,另一个从威士忌酒瓶里喝了一大口。她把裙子拉得很高,把脚踢在空中,叫喊“嗬”。她说:“这就是快活过日子;这就是生活。”
50

我注视着她们两人的手指。我想:“也许丈夫正在家里照顾婴孩。”这是什么?想要寻开心,她们称之为纯洁的美国人乐趣。她们一直是在洗盘子的,或在办公室工作,有点像我昨晚讲的,想要释放压力。

我说:“对不起。那不是生活;那是死亡。”
她四处看着,说:“你想要从我的酒瓶里喝一口吗?”
我抓住她的手,说:“我是个福音传道人;我也是美国人。但我为你感到羞愧。”另一个女人开始要跑,我抓住她的另一只手,说:“你们两个女的去教会吗?”这似乎使她们清醒了一点。
她们放下酒瓶,说:“是的,先生。”其中一个还是主日学的教师。
我说:“你们不为自己自称是基督徒感到羞耻吗?”
我想要抓住她们,她们像那样拉啊、扯啊、跳着,走下了大厅。其中一个跌倒了,躺在地板上,另一个女的想要扶她站起来……是你曾见过的最可怕的景象。我想:“神啊,你怎么能看着这样的事呢?”
51

但她们擅自以为那没关系,因为她们只是一个组织的成员。如果她们重生了,她们就不会那么做。

我相信是加尔文……不,而是约翰·史密斯。我现在不确定是哪个人。但一天,在他的宣教中,最近两三百年的一位早期伟大圣徒(我忘了是谁。)……我相信是卫理公会的。可能是约翰·史密斯。但不管怎样,他们正站在门口,街上来了一个酒鬼。他醉倒在水沟里。有个人经过,说:“约翰,那是你带领悔改信主的人。”
他说:“是的,没错。如果他是主的人,他就不会在那里。”没错,是那样的。
如果你皈依了信条,如果你皈依了组织,如果你皈依了教会,你就会做那些事。但当你成了基督的一个皈依者,重生了,向那些事死了,活了……但人们照样擅自以为那样做没关系,未经授权而冒险。
52

传道人,好人,不错的人,传讲宗派的教义,擅自以为就只需要那些。当这本圣经说:“若有人在它上面删去或添加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他们说:“你今天不需要圣灵。那是给过去的时代的。”为什么?他们不能教导不同的东西。如果他们教导,他们就要被逐出教会。他们说没有像医治这回事,圣灵只是给使徒的。

呐,他们得到那个,因为他们在学校里就是这样被教导的,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但那是错的。天地要废去,但神的话不能废去。他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理。”但他们擅自以为那没关系。
53

你说:“哦,他们知道的就是这些。”如果你去餐馆吃饭……我想这里仍是叫正餐。在我的家乡,就是印第安纳州那里,他们想要得到摩登的美国人;他们想要说我们吃早餐,吃午餐和正餐。我总是会被忽略。我的晚餐去哪儿了?瞧?我说:“你们守主的正餐还是守主的晚餐?”荒唐。装模作样,就是这样。.

“哦,他是一流的;他受过教育,”擅自以为那没关系。我们不需要这个:传讲宗派的教义,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人们去加入那东西,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这些,只是擅自以为。“哦,我是个教会成员。”
54

你知道,一天我在祷告队列中。来了一位女士,她走上讲台。哦,我想她有权利做她想要做的任何事。她戴了很多珠宝,足够支持一位宣教士去全世界十次的。我说:“你是……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是个美国人,这还不能解决问题吗?”
我说:“对我没用,不解决问题。”我说:“我问你是不是基督徒,不是随随便便的,不,不,而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她认为,因为她是个美国人,问题就解决了。瞧?
55

一次,博斯沃思弟兄在底特律叫了祷告队列,一个女孩上台接受祷告。他说:“你是基督徒吗?”

嗯,女孩被问住了,她说:“我要你明白:我每晚都点一根蜡烛,”擅自以为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这些。
那些人都是内心真诚的人。他们是男人女人,在他们心里,他们……他们想要侍奉神。那些修道士去修道院,传道人去神学院。他们拿到心理学学位,学习如何在人面前鞠躬,如何做人,在人身上的心理效应,擅自以为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这些。
甚至在我们一些大宗派里,五旬节派……呐,我不是在讲卫理公会和浸信会;我是讲五旬节派。
不久前,他们有了一些论点。每个人有那些小论点的人都固步自封,擅自以为他们所当做的就是这些。那是他们不当做的事。你们所有的人都当呆在一起。不要像那样带着你的小论点出去;要带到这里来,祷告出来。你可以有你的论点,却仍然爱你的弟兄,是的。但当你跟你的弟兄失去了尊重和团契,你的论点就会杀死你。是的。
56

但就是这样。他们擅自以为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这些,因为他们就是受了那样的教导。他们只是去加入教会。他们说:“你是基督徒吗?”

“我是卫理公会的。”
“你是基督徒吗?”
“我是长老会的。”他们就加入那个。
呐,你说:“你是信徒吗?”
“我是五旬节派的。”
让我为你纠正这点。没有像五旬节组织这样的东西。五旬节是一个经历,不是一个组织。天主教徒有五旬节;浸信会信徒有五旬节;长老会信徒有五旬节;任何人都可以有五旬节。它是一个经历,不是……你不能组织它。你加入了你的组织;那时你就远离了五旬节。门徒从未组织过。神从未有过一个组织,一次也没有。
57

我挑战你们指给我看,我挑战任何历史学家来告诉我,在历史上指给我看,在什么时候神赐下了一个信息,人们把它组织起来,立马就死掉了,后来又再兴起过。那是一件被咒诅的事。所以,回头看看你的历史,找出那是不是对的。但他们形成他们的信条,并加入其中。人们以为那是对的。

女人们,你们知道,我爱你们,我的姐妹。你们知道这点。我不忍心要伤害你们;我爱你们。但当我知道圣经教导女人要做什么,那日我在那里要怎么做?呐,我知道它是真理。呐,如果守望的坐在城墙上,看见敌人在人们中间,却不警告他们,神说:“我要在守望的人手里追讨这血。”
当牧师任凭你们剪掉头发,说那没关系,那牧师就是在告诉你错误的事。当他任凭你们穿不端庄的衣服,告诉你那没关系,那就错了。它不是……你是漂亮的。
58

你知道,在雄性和雌性家族的序列中,总是雄性最漂亮。拿公鸡和母鸡来看。拿鸟的家族来看。拿麋鹿、公牛、母牛来看。拿鹿来看:雄鹿或母鹿。一切东西……总是雄性最漂亮,除了人类以外。男性丑陋、粗壮,满脸胡须,许多时候还秃顶,样子粗犷,浑身毛发。

但女性秀丽、漂亮。那就是撒但所呆的地方,就是在那里。那是他在伊甸园挑选的地方,那是他在伊甸园去到的地方,那是他一直以来所用的东西。你们告诉我历史上哪个国家,你们一些学校的孩子……在一个国家的堕落中,当母性和女性一崩溃,那个国家的脊梁骨就断了。
谈到我们国家的道德,我有一份美联社的报纸,当我们的小伙子去海外时,他们去海外还不到六个月,每六个就有四个被他们留在家里的妻子抛弃了。战争前的一年在纽约生下的私生子,比整个战争的四年被杀的士兵还多:擅自以为那没关系。
59

女人穿上性感的衣服,走到街上,说:“是的,我是个基督徒。”她们擅自以为那是她们应该做的事。呐,请听我说,姐妹。我是你们的弟兄。如果你母亲是那种正确的女人,她就会告诉你同样的事,或者说是你父亲或丈夫。

任何男人任凭妻子像那样穿着那些短裤等等去到街上,这表明他里面没有多少男子汉气概。任何妻子坐在那里,在他面前抽烟,知道那件事……他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不要担心共产主义会打败我们。我们已经打败了自己。是我们自己腐烂的道德。它是从哪里开始的?因为福音在讲台上被降低了,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娘娘腔的传道人,他们的魂里没有足够的圣灵洗来站出来,并讲出神的道。不要因少年犯罪而打孩子的屁股;要打父母的屁股;是父母失职。他们任凭孩子在这件事上蒙混过去。
60

那就是我在那里谴责那个神职人员的原因。你怎么会跟我读同样的圣经呢?以色列的四百个先知也是这样跟米该雅读同样的圣经。但他愿意在属灵上选择他的立场。

阿摩司,在他的日子里,神的这位无所畏惧的先知,他走向撒玛利亚,眺望那座城,看到了城里的一切腐败。他说:“你们宣称你们爱着的这位神要毁灭你们。”他看见了城里的腐败。
他们擅自以为他们没关系。他们有自己的祭司、会堂。他们想:“只要我是个犹太人,受了割礼,这些就够了。”他们宣称他们侍奉了神。他们……他们做了什么事?他们接受了外面国家的时尚。他们跟外国结盟。他们以为,只要他们蒙了外面国家的恩惠,哦,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这些。他们结盟,脱光女人的衣服;他们走在街上,嘲弄,做各种的事。
那位老先知站在那里……他的眼睛在胡须上面眯了起来。旅游者从世界各地来观赏这个伟大的撒玛利亚,但那位先知却通过不同的眼睛看它。
61

今天,人们和传道人看的是教会的人数、人数。但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在通过不同的眼睛看教会。他通过神的道看教会,他向教会里的腐败挑战。他们宣称侍奉的这位神要给他们带来审判。他的预言,只经过十三年就成就了。耶柔米二世,哦,我相信是耶罗波安二世,你知道事情是怎么成就的。你加入的就是那个。

62

姐妹,在我不讲这点之前,你曾意识到当你像那样穿戴,走到街上……你可能是一位女士;我相信你是,宝贝。是的。我相信你是一位女士。我相信你不坏。我相信你不想要坏。我相信天主教修女去修女院不是要坏。那个可怜的女子去那里,因为她想要与神更亲近。我相信他们不是想要坏。我相信你不想要做一个坏女孩。我相信你不想要对你丈夫不雅。

但你意识到……天主教修女没有意识到体系正在把她送到那里。你没有意识到时代的灵正在使你做那些事。你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但不是的,瞧?
呐,瞧。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呐,你像那样穿着那些短裤,穿着性感的衣服等等出去。你肯定很漂亮。但神没有那样造你。撒但正在用你做鱼饵,你还不知道。
63

呐,让一个男人注视你,一个基督徒女孩走在街上,漂亮、甜美,无辜的小家伙,全身穿得性感。一个罪人看到她起了淫心。在审判的日子,当这个男人为犯奸淫交待时,谁是有罪的?那女孩。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我不是想要作一个自作聪明的人。这是带着敬虔的爱,瞧?我爱你。我不想要你成为像那样的。

不要像其他世人。你们五旬节派的妇女,你们的组织正在被邀请进去,使自己成为一个组织。他们想要把自己的会众跟一群穿着讲究、打扮入时、穿得最好的人比较。那是魔鬼。你不要相信那个。他们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但不是的。神说不要那样做。继续去传讲,并加入到其中。他们以为那没关系,只是擅自以为。
64

你知道,人们这样说:“神是一位良善的神。哦,伯兰罕弟兄,”有人对我说:“你想要持守那道,持守它说的。你不认为那没有任何差别吗?”

不久前一个人受了点水礼,他说……我给他施浸了,于是另一个人就这事来找我。他说:“哦,他已经受洗了。”
我说:“不,他没有。他受的是点水礼。施洗,’施洗’的意思是’盖住、埋葬’。”我说:“我给他施洗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很激进。”
我说:“也许我是,但这是为正确的原因。”我说:“我为神和他的道发热心。我为他的教会发热心。”
65

我过去是一个被逐出的人;没有人爱我关心我。当我找到你们爱我并相信这福音的五旬节派信徒,我来到你们中间不是要成为你们的敌人,而是要成为你们的一个弟兄,把神的道指给你们看。让一些牧师来站在我旁边和你们面前一次,说这是错的。那是能证明那个的唯一方式。

呐,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我说:“我给他重洗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真的认为这有差别吗?”
我说:“对保罗来说是有差别的。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有圣灵。’他说:’你们受的是什么洗?’他们说:’约翰的洗。’他说:’那只是悔改的洗,不是叫罪得赦。’他们就重新受洗了。”
66

在《加拉太书》1章8节,保罗说:“若是天上来的使者,更别说是一个传道人,若是天上来的使者传另一个福音,与我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是的。

呐,你瞧,你没有擅自以为。你得……它必须是真理。要持守它。但他们只是擅自以为……
我再说一遍,今天你们听到过太多人说,神是一位良善的神。不久前有个十几岁的男孩说:“你知道,主实在是太爱我了,他任凭我做任何事。”哦!
朋友们,神是一位良善的神。我承认这点。但他也是一位公义的神。他是一位要求公义的神。他怎么能公义却又不顺从自己的律法呢?他怎么能败坏自己圣洁的律法呢?如果他是公义的,他就必须持守他所说的。如果他向你要求这点,而你不符合这点……如果他不公义,那他为什么不让夏娃因着一点点曲解了神的道而过关呢?
67

为什么他让六千年的痛苦、危险、死亡、苦难临到人类呢?他不能做别的,只能那样。他公义。他是一位忿怒的神,一位公义的神。他的圣洁,他理当那样做。没有一划……它正好在线上。你符合那个,不然你就在这边或在那边。不管你可能有多好,可能有多温柔,有多安静,有多甜美。

谁能比基督教科学派更温柔、更声称爱神呢?他们所宣扬的,就是爱。那不是真爱。他们甚至否认耶稣是神,否认他的死、出生、童女生子,否认他的宝血;只是谈论爱。
我有一个小儿子,你能想象我说:“哦,宝贝,你只管前去。如果你想喝酒,你才六岁大,只管去喝。爸爸不会拦阻你。我太爱你了。哦,宝贝,如果你想拿爸爸的霰弹猎枪和枪栓,里面装上两粒子弹,只管去吧。我太爱你了,不会拦阻你。”那不是爱。
68

如果他跑到外面的街上,说:“爸爸,我想要在外面街上汽车以时速六十英里行驶的地方做泥团,”那会怎么样呢?

“宝贝,我太爱你了,不会拦阻你。你想要那么做,我知道。爸爸太爱你了,不会拦阻你。去那里被撞死吧。”一个真正的父亲会把他的皮扒掉的。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你想要柔和地去传福音,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今天教会需要的是被剥掉。要回到福音上。你正在擅自以为没关系。“我是五旬节派的,我是这个、那个或别的。那没关系。”不是没关系,它不符合神的道。必须回到道上。
“如此良善的神。”他们不要擅自以为神是一位公义的神。他是一位必须持守他话语的神。
69

呐,以色列人在这里擅自以为他们没事了。(呐,我还有十分钟就要准时结束。)以色列人在这里擅自以为。他们上去了。圣经说他们上去了。“嗯,”他们说:“瞧,我们是神的百姓。神降在埃及,找到我们,差遣他的先知去那里,有火柱在他头上。把我们从那里领上来,杀死,在我们面前杀死了法老;用瘟疫、跳蚤、虱子击打那地,降火和冰雹在地上。他保护了我们。荣耀归神!哈利路亚!”

“我们来到红海边。法老追上来了。神就用他的大能分开红海,我们过了红海。神太爱我们了,他转过来说:’回头看你们的敌人;我要把他们淹死在你们身后。’荣耀归神!不但如此,他还给我们降下天使的食物,每晚从天上降下来。”
那位先知说,神的道与先知同在,他说:“你们不要上去那里。如果你们上去,神必不与你们同在。”哼!但他们擅自以为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去。“神太好了。你知道,他不会对我们做任何事。神与我们同在,我们还在乎什么呢?”
70

五旬节派,你们的头脑里决不要有那种东西。女人说:“我能剪头发,我能做这事;我能做那事。”男人说:“我能做这事;我能像这样去,只要我属于……神医治了我一次。神赐给了我一次圣灵。神做了这事,神做了那事。”是的。但你不要越过那条分界线。

摩西说:“如果你们上去那里,我必不与你们同去。亚玛力人、迦南人在上面。”我要告诉你们:罪就摆在神话语的界限之外。不信它的一划,神就会让你倒在那里。
哦,我……这样的工作,这样可怕的事,我爱人们。为什么我必须做这事呢?
加入……像其他人一样继续去,“只要我属于教会,那又有什么差别呢?”它有差别。
老先知告诉他们同样的事。他说:“我曾奉主的名告诉过你们什么没有成就的事吗?”
他们说:“没有。撒母耳,凡你所说的,都成就了。”
他说:“我曾出去,在你们中间收过奉献来盖大楼吗?”等等……
“没有,你从未那样做过,撒母耳。”
“好,”他说:“那就听我的。你们不要举止像其他的国家。神是你们的王。”
71

五旬节派,我今天说,不要举止像其他的教会。神是你们的父;道是你们的支柱。我曾告诉你们什么没成就的事吗?我曾拿过你们的钱,为大节目和各种的事乞求过你们吗? 告诉我哪一次我收过一份奉献,瞧?告诉我哪一件事我奉主的名说了却没有成就的?

呐,听着。要持守住这道,因为末日的信息必须……使者和信息必须符合这末时,“把儿女的信心恢复回到父亲们的信心上。”
犹大在那里不是说他们已经……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竭力争辩吗?公元96年他们就……我相信是在公元96年,他们就已经离开了这道。他们岂不是进入到里面,开始形成了一个想法,然后成了一个教义,接着成了尼可拉一党人的一个论点吗?
72

“尼哥”这个词的意思是“征服,征服平信徒”,代替你们大家在这里的行事方式,代替圣灵在人们中间的运行,有一个圣人。圣人,没有这样的东西。是圣灵在教会里。“尼哥”,征服平信徒。它成了一个教义。

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成立一个组织。他们在那里把……历经几百年的逼迫,凡不向那组织下拜的都被锯死,被烧死,被害死。接下来出现了路德。那棵树开始生长。之后,他们就组织了起来。神把那枝子剪掉,树就枯萎并死掉了。就像耶稣说的,他修剪枝子。
卫斯理来了,另一根枝子在树上长出来。他们做了什么?组织起来。神又修剪它,剪掉它。然后出来了第三个信息。完全跟教会起始的方式一样,就是起初的新妇树,开始长出来。
谁先出现的?约翰,传讲称义,悔改。谁接着来的?耶稣基督。“父啊,求你用真理即你的道使他们成圣,”也就是他自己,是真理,成圣。接着是什么?圣灵的洗。“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新妇树开始成长。
73

但蝻子来了,吃掉这棵树;剪虫吃掉了果子;接下来,又吃掉了叶子;接着又吃掉了树皮。后来蚂蚱来了,一个吸吮的,把树里面的生命吸走了,成为平信徒的征服者。神说:“我必补还。”

在路德的日子,它开始生长了,却又组织了起来。神修剪了它,正如他说他要做的(《约翰福音》15章)。卫斯理来了。很好。有一根好枝子开始长出来。他们做了什么?卫斯理死后又组织了起来。他们把它剪掉。五旬节派来了,带来神迹的果子。他们做了什么?组织了起来。她又被剪掉了。“但耶和华说:我必补还。”他必这样做。
这些大复兴出了什么问题?呐,我们要明智。我们已经有了我们所说的复兴,但我们从中孵出了什么?会员。为什么?为什么,弟兄们?圣经在《希伯来书》6章说:“雨水降在地上,耕种、滋润地土,预备它合乎功用,结果。但荆棘、蒺藜则近乎弃绝,要被焚烧。”
74

呐,他们……人们把它们捆起来焚烧;那是真的。所有这些组织,它们要被捆起来。一些大捆要成为一个更大的捆。是的。那个捆是什么?你知道它是什么。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正在给兽作个像。真的。

你们害怕共产主义的人,我要你们在圣经指给我看,哪一个地方说共产主义要统治世界。哦,我要告诉你圣经说天主教要统治世界。绝对是的。脚伸到了哪里?那位看见整个外邦国度最后出现的先知,脚没有成为共产主义;它成了天主教。是的。
我们正处于这样的日子里,人们擅自以为,并正在加入到那种东西里,说:“那没关系,那是……我肯定属于教会。哦,是的。我是某某某。”瞧?
75

呐,瞧。神说傍晚的时候必有光明。要在夜晚成熟。果子只有靠光才能成熟。我们知道这点。那是树顶,夜晚的光。其它所有的……

但以前,神那预定的道一直呆在那里,因为神说出来了。“我必补还。”他必这样做,不管他得修剪多少组织等等。必有一个没有斑点或皱纹的教会,“主说:我必补还。”它必须什么?这些年蝻子所吃的,这些年蚂蚱所吃的,这些年宗派、吸吮者和树上各种东西除掉了它的果子,除掉了它的藤,除掉了它的树皮,除掉了它的生命。
但是,“我必补还,因为大卫的根和后裔要得到……主说:我必补还。”它是什么?他这么说了。他预定了这事。他的道摆在这里。因此,瞧,正如他第一次行事的方式……他选择了约翰。耶稣用自己的血使教会成圣,然后圣灵降临。
76

后来教会出现了,开始成长。再后来这四个白蚁来了:同样的一种昆虫,只是不同的阶段。剪虫出现了。它做了什么?首先,它吃了树上的果子、弟兄的爱。接着出现的是蝻子。另一个虫子过来,吃掉了喜乐、叶子、团契。下一个虫子出现了。它做了什么?蝻子吃掉了树皮。下一个来的是什么?蚂蚱,吸干了树的生命。

但还有一个树桩,因为《约珥书》说:“我必恢复那棵预定的树。”哈利路亚!所有那些创世以前预定的名字,“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37]是的,先生。“他预先所知道的,就召他们来;所召来的,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又叫他们得荣耀。”
77

根据《以弗所书》1章,哦,《以弗所书》1章5节,保罗说:“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就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你要怎么阻止这点呢?地狱里所有的魔鬼,你最好停止争论这点。它必定在那里,毫无斑点或皱纹。它必定是什么?一个新妇教会。哈利路亚!神说:“我必补还。”补还什么?一个没有组织碰过的教会,一个拥有纯洁、毫无搀杂的道的新妇。它必要来到。

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们从这复兴中得到了一堆的宗派呢?我们撒播了宗派的种子。我们今天需要的……弟兄,你可以说你想要什么,我们需要福音,纯洁、圣洁、毫无搀杂的神的道被撒播。当这光出现时,它必会带来那个教会,神预定了,阿们!不要擅自做任何事。要接受神的道,继续前进。他应许了他要在这里。他在这里了。阿们!我最好停住。
78

太良善的神。“他太爱我了,不会惩罚我。”他应许了这事。他爱亚当;他爱夏娃。他是爱。但他也是公义的。他必须持守他的道。如果你相信这是神的道,任何违背这话的事……“若有人删去或添加,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传道人,宗派,不管是什么。

这一切信条和在人们中间形成的东西怎么样呢?神从不跟一群人打交道。他只跟单个人打交道。一群人有不同的想法。指给我看哪一次神这样做过。他只跟单个人打交道。跟你打交道,跟我打交道,跟下一个人打交道。是的。那是一件个人的事。
79

以色列人擅自以为神太良善了。他们看见了太多的事,以至他们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就像十几岁的男孩子。今天教会就是这样的。他们觉得:“哦,神赐给我圣灵了。如果我想做这事,我就可以做。哈利路亚!我里面没有定罪。我在基督里。”

那正好表明你没有在那里。如果那是……如果你在基督里,你就会持守他的道,不管任何人说什么,即使你必须单独站立,你也会支持它,因为是神的灵在你里面印证他的道。
没有一个字会废去,直到都被应验,太宝贵了,太可爱了。它就像神一样。神不借着教会审判世界。他不借着组织审判世界;他借着他的道审判教会,哦,是借着他的道审判世界,就像他对待亚当和夏娃一样。神就是这样开始的,他不能以另外的方式结束。他必须以他开始的同样方式结束。如果没有,那他从起初就做错了。瞧?
80

不要擅自以为;要相信。不要未经授权、没有经文的授权就去冒险。参孙擅自以为。“哦,瞧,哦,我知道我已经……我不能……我不再有发绺了,但我擅自以为没关系,我仍是同样的人。”

不,不,弟兄。你越过了分界线。他擅自以为他还有那么多的力量。他说:“我只要伸展自己。哦,咻!呐,我还跟过去一样,是个好人。”但他发现他的力量没了。
大约十四年前复兴开始时,我们就是这么做的。五旬节派发现她再也不能伸展自己了,因为她组织了小团体,彼此憎恨,在弟兄们中间撒播那个不和。复兴临到了她,夜晚的光进来了。但她做了什么?她什么也不能做,因为她组织起来了。她失去了力量、她的弟兄之爱、圣灵的果子。
81

参孙想:“神仍然在那里。我不能……”你最好感觉到。神仍然在那里。

亚干留下那根金条时,心想:“哦,这不会被注意到。”
哦,那个传道人对我说:“哦,伯兰罕弟兄,是这样,还是那样,又有什么关系呢?”肯定有关系。那正是撒但告诉夏娃的谎言。是有关系的。“哦,其他人可以那样做…”
我不管谁那样做,或谁不那样做。反正我不想那样做。我不擅自以为因其他人那样做就没有关系。神要求这个,这是我必须要有的东西。即使其他人不来,我只负责把它说出来,然后继续向前:不对此擅自做什么事。
82

[原注:磁带空白。]……今天需要更多像米该雅一样的人,能够站起来一字不差地说出神所说的。在任何地方都不留情面。阿们!是的,软弱……

亚干说:“这事不会被注意到。没有任何关系。”但它有关系。那一根小金条打乱了神整个的程序。
“随便怎样受洗;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你是教会的会员,就无伤大雅。”正是这个打乱了复兴。就是这个问题。我们有的是一群宗派,而不是有圣徒。我们有了加入教会的人和决志的人。一块石头若没有石匠切割它,使它成形,把角敲掉,它有什么用处呢?当你看到一个雕刻家站着,在琢磨一块石头,石头看上去并不很像。但雕刻家心里有他想要造出来的东西。所以,他把石头滚到那里有一个目的,他必须修割石头,切割它,给它打磨。
83

宣称是基督徒的石头从这里出去,举止随便,擅自以为这没关系,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他们站着不动,雕刻家—圣灵,把他们切割成神儿女的形像。哦,荣耀!他是沙仑的玫瑰,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晨星,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首先的,是末后的,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是大卫的根和后裔。哈利路亚!是的。擅自以为那没关系……

埃及人,他们看见受割礼的以色列人过死海。他们擅自以为他们是像以色列人一样好的人。他们跟在以色列人后面,就在水里淹死了。他们擅自以为那没关系。(我得快点了。)
挪亚的时代,他们擅自以为,即使来了挪亚说要降下的洪水,瞧,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跳上自己的船。但只有一只船是神所建造的。
84

今天人们就是这样的。他们说:“我属于教会;我做这事;你做那事。”但只有一群人是神所建造的,不是宗派的建造。那是道的建造,神大能的启示,神建造的船。不要擅自以为。只要相信神的道。

挪亚用某种木材建造了那只船(真希望我们有时间讲这点,但我们没有),他怎么使用皂荚木。你曾注意这点吗?它比香脂树还轻。嗯,要是有谁看见一个人想要用那种木材建造一只船,他们会说他疯了。为什么?那是最轻的木材。你扔……你可以把皂荚木扔在水面上,它会“嘘,咻”在那里沉下去。
85

那就是神行事的方式。神只是把它拉过来盖在他们身上。他们坐在那里,像长耳大野兔一样无知。坐在那里……他说……但他们怎么做?他们不想要有自己的聪明。他们无法把它弄明白。你不该去弄明白它。你应该相信它。

他说:“拿皂荚木。”皂荚木很轻,就像海绵一样。但是注意。挪亚把皂荚木裁好或弄好后,神说:“去取松香,把皂荚木浸在里面。”哦,那时他们是怎么得到松香的?他们拿来另一种树,松树,敲打它,敲打它,直到松香从里面流出来。
它是什么的预表?预表神今天所得到的木材。倒空你所有狂热的旧东西;倒空你所有的组织;变得很轻了,摆在神面前。然后神击打我们中的一位。“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他在各各他被击打,受害,被压伤,使他的灵能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被浇灌在你里面。
86

呐,那只船,那方舟……当树浆在那里时,甚至钉子都无法钉进它里面。那就是为什么那些大原木撞到它,都不会在它上面撞出洞来。嗯,方舟,松树或别的东西不会像那样粘在一起。瞧,它已经被浸泡了。它里外都涂上了松香。是的。

基督徒就是这样的。他倒空自己。“我不想知道任何人的……我想要知道,主啊,我想要知道你。我想要你、你的旨意、你的生命。”然后神就……你就浸泡在基督里。
哦,那是什么?实际上它不再是皂荚木了;它是松树了。不再是你;乃是圣灵在你里面。瞧?哦,神所建造的。今天太多的先知告诉过你太多不同的事,把人们都搞混乱了。不要擅自以为;只要留意被印证的神的应许。让我们看看。
87

《申命记》18章22节,神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他所说的成就了,你们就要听他。若不成就,就不要听他。”《约翰福音》14章12节,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马可福音》16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不是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册子上,过好的生活。而是“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不,先生。

88

约翰从未擅自以为他要去那里。约翰,你知道,他出自祭司的家系。这不奇怪吗?约翰看来好像可以接他父亲的班,因为他出自严谨的祭司职任。但你知道,那工作太伟大了。约翰不想混杂在他们的神学里。

神带他单独去了旷野,在那里训练他。因为神说:“约翰,他们会有各种的东西,叫你相信各种不合圣经的东西。但是约翰,是这样的:’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那个要施洗的。’”
89

约翰用不着说:“我猜测这是个好人;我猜测那是个好人;我猜测他要去到你们法利赛人、你们一神论、你们三位一体论、你们这个那里,临到你们那个那里。”约翰说:“我看见圣灵降下来……”荣耀!弟兄,不是你的组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你用不着担心、纳闷。神已经说了要仰望什么。夜晚的果子,夜晚的光。他说在末日要有……魔鬼会差遣他的传道人带着天使的光,想要带给你新的东西,更受欢迎的东西,受过更多教育的东西。
你不要相信它。那正是夏娃做的事,就陷入了麻烦。要持守这道,阿们!不要擅自以为;要接受神的道。夏娃擅自以为那没关系。“神是一位良善的神。你知道他不会……主不一定会做这事、做那事。”但神已经这样应许了。神必须这样做。那样做是神的责任。呐,不要擅自以为;只要相信。
90

约翰说:“我知道他,因为我看见弥赛亚的迹象在他身上,我知道这就是他。”他没有擅自以为。

当耶稣告诉拿但业的时候,拿但业用不着擅自以为,根本不需要。他知道,他知道《申命记》18章22节说的。耶稣说:“你是个真以色列人,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你从哪里知道我呢?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的时候。”他用不着擅自以为。
他说:“拉比,拉比,老师。虽然学校正嘲笑你的教导,他们因你的教导把你赶出去了,但是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他没有擅自以为;在这点上,他有圣经的证据。那是弥赛亚要做的事。他没有擅自以为。
那个可怜、肮脏、发臭的妓女,也许城里所有的组织都将她逐出了教会。但她一开始就没有在他们里面看见什么。当她看到真实的东西,她就接受了。所以,她看见一个普通的犹太人坐在那里;她认为他很普通。耶稣看上去像一个普通人,没有把领子翻过来,没有大的包头巾,不是牧师神父博士。他只是个人,就像其他人。坐下,靠在那里,也许头发有点灰白。他只有三十几岁,但圣经说……你知道,他看起来有五十岁。你知道这个吗?
91

他们说:“你说……你是个不到五十岁的人,还说你见过亚伯拉罕?现在我们知道你是被鬼附了。”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
“现在我们知道你是被鬼附了。”瞧,他们瞎眼了。
他说:“你们瞎眼的法利赛人,瞎子领瞎子。”瞧?是那样的。
呐,我们看到他坐在那里。那个小妇人对他说:“哦,你想要……你们犹太人,你想要争论宗教。”那是当时的风俗,就像今天。“你们犹太人说是在这里,在这下面,所有这些事;我们说……”
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
92

瞧!见证人,那个预定的种子躺在那里。荣耀!哦,什么?不可能是别的东西,只能是预定的种子。当那水落在那种子上,它便开始开花。你不用告诉她;她知道。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我们正在仰望他。他来了,必告诉我们这些事。”
耶稣说:“我就是他。”
她说:“那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没有擅自以为。她没有进去,说:“喂,你们神学博士们,我想要领你们大家进入一个圣经的争论中。”她说:“我没有擅自以为任何事。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吗?”是那样的。她不用擅自以为,未经授权而冒险。她有权柄。她有圣经的权柄相信这点。
“哦,妇人,你不知道。你不属于我们的学校。你不属于这些组织的任何一个。”
她说:“我不管你们说什么。我知道主如此说是什么。他们说他将是一位先知,他就在那里。”阿们!她拥有圣经的授权。她没有擅自以为。
“这是从哪所学校来的?”
“是从圣经来的。”是的。哦,肯定的。
93

门徒在五旬节。呐,你们五旬节派的信徒,戴上帽子。你可以带着这帽子叫喊。注意。如果门徒说:“哦,听着,我告诉你们……”会怎么样呢?

马太走过来,对彼得说:“彼得,我想问你一件事。我们的主岂不是告诉我们上来这里等候,他要将父所应许的降在我们身上吗?”
“哦,肯定的,是的。”彼得说:“是的。你怎么认为,马可?”
马可说:“哦,肯定的。他那样说了。是的。他说他要这样做。”
“好,弟兄们,我们已经在这里九天了。你知道,那天我有一个奇怪的感觉。你知道,我有点相信……你不认为我们不该再等下去吗?我自以为我们已经得到了,因为他告诉我们在这里等候。瞧,这里……我相信……我们已经在这里九天了。所以我想我们最好继续我们的事工。我自以为我们已经得到了,因为我们顺从了他。”
94

你们五旬节派就是在这里错过了十万八千里。你们追求感觉,而不是等候道来应验。是的。那就是为什么你们组织起来了。那就是为什么你们听从了那些……

通常都是带领的让会众离开神的旨意。那是可拉。不……那是可拉,那个没有得到灵感的领袖,他说:“喂,摩西想要认为他是唯一圣洁的人。嗯,我们这里有同样圣洁的人;我们这里有一群人。神不也将说预言的灵降在所有这些人身上吗?从摩西身上取出来,放在这里。所以,我们只要听从这群人。摩西以为他是个人物。”
神吩咐摩西:“你离开他。我要……我要将他、他的一群和他整个的组织沉下去。”是的。摩西是神的领袖。摩西被印证是那位领袖,凡不听从他的都灭亡了。
耶稣是神的领袖;圣灵是他的领袖。凡不顺从写了这本圣经的圣灵的,都要灭亡。阿们!
95

你说:“等一下。我们等一下。我相信,我现在告诉你,我们得到了它。我们出去吧。”

不,门徒没有那么做。他们知道《以赛亚书》28章11节说:“律上加律,命上加命;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因为我要借结巴的嘴唇和另一种语言对这百姓说话。这就是守安息,使疲乏人安息的……”
他们知道那节经文必须被应用,不管他们等了多久,或他们做了什么。他们不是擅自以为什么事。他们正在等候经文应验。
他们知道《约珥书》说……听听彼得在那里跳起来……几分钟后……那天他传讲了《约珥书》。《约珥书》说:“在末后的日子(《约珥书》2章28节),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婢女。我要在天上显出神迹,在地下显出奇事,有火有烟柱有雾。这都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96

他们正在等候。他们没有擅自以为他们得到了什么。他们正在等候,直到经文彰显出来了。荣耀!哦,弟兄!我希望时间没有这么迟。我们多么想在那里停一会儿。他们等候得到经文的权柄。

今天,我们只是接受信条、感觉、一点烟或火,或一点感觉。有人说:“荣耀归神!我们得到了。哈利路亚!看到我手上的油吗?瞧这里。”哦,天哪!看看你的头,它处在什么样的情形里。我那样说不是自作聪明。对不起,原谅我。我不是有意……我不应该那样说。有声音对我说:“不要那样说。”别管它。“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都要掉进坑里。”
97

没有圣经的授权,他们是在借着信条接受它,“念这信条。”他们擅自以为那没关系。他们继续借着感觉接受它。“哦,荣耀归神。我整个晚上都说方言。”我见过魔鬼做同样的事。肯定的。

“那你不相信说方言吗?”我肯定相信。那个不是。我是个宣教士。我见过那些人喝人头盖骨里的血,说方言,求告魔鬼。确实是。哦,是的。我妈妈……我们最近刚安葬了她。她是半个印第安人。我到过营地,观察那些巫医说方言,放下一支铅笔,铅笔竖起来,用未知的语言写字。确实是。不要告诉我说那个是圣灵。哦,不。求神怜悯!
一些说方言的人,声称他们得到了圣灵,却否认神一半的道,有时候否认神所有的大能。圣灵会见证他的道。圣灵怎么可能告诉你做一件事,却又转过来说:“哦,没关系,只管去做另一件事”呢?他不会这样做。他没有对夏娃这样做;他起初没有这样做。如果他现在这样做,那时不这样做,那他就不公义,因为这一切的痛苦,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在这里了。
98

神是个伟大的承包商。我们的身体就躺在这里。但当世界被造时,我们是钙、碳酸钾、石油、宇宙光。世界的十六种元素在我们里面。神造人之前,造了世界。他是个承包商。他把这些都摆出来。他要从尘土里把他们叫出来。但夏娃不相信神话语的一点点,导致了女人生孩子。

但神预定的道摆在那里,要把那预定的种子带来。当神说话时,他必从地里长出来,长到那边的荣耀中。哈利路亚!难怪约伯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以后,神说话,我必回答。他呼叫,我必答应他。”肯定的。阿们!(我可以停在哪里呢?)
99

你说你得到了圣灵,说方言,我问你:“你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哦,这样,你是怎么受洗的?”

“那没有任何差别。”有差别。
“哦,我做这事。我是这样穿还是那样穿,没有任何差别。”圣经说有差别。“我做这事或做那事,没有任何关系。”圣经说有关系。就是这样。最好停止那样做。让教师那么说。是的。
100

今天,我们只是想当然,擅自以为,说我们得到了。“是的,肯定的。我做了这事。我整夜摇晃。你知道吗?我手上有血。这表明我得到了。”

你手上有血?你可能有血,却转过来,否认神的道,还说你得到了圣灵?圣灵会对一切神的道说“阿们”,因为它写了这道。它就是道。肯定的。停止擅自以为。等到所有的脾气、罪等等都离你而去了,神才能充满你。
101

一次摩西擅自以为,因为没有见证人,没有经历……他听说了道,他要成为一位拯救者,但他没有呼召。他没有经历。所以他擅自以为他能出去接管。

那就是今天人们所想的。“哦,我们要有复兴。我们要在我们的时代看见一场复兴。所有的……你们大家做出认罪。我们要……我们要更多的石头。我们要这个、那个或别的。我们……我们要有决定做出来。”
那是什么?当你撒播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和长老会的种子,否认神的道、道的时候,你在这上面怎么会有复兴呢?耶稣说道、圣经是种子。神的道是种子。你要怎么用宗派的种子带来新妇的教会呢?
102

哦,你说:“称颂神,伯兰罕弟兄。圣灵做了这事。我叫喊了,尖叫了。”你知道同样的雨降下来使麦子快乐,使臭草快乐就像使麦子快乐一样吗?臭草是怎么进到那里的?它成了一个爬行者,成了荆棘。为什么?它们饥渴。它在田里,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

你说:“我叫喊了,伯兰罕弟兄。我跳了灵舞。我说了方言。”我也相信那些事。但它在结的是什么样的果子?“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圣灵的果子是神的道彰显自己: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耐心、信心。对什么的信心?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必须这样做。肯定的。
103

摩西擅自以为。“哦,我有满脑子的知识。我要这样做。”但他没有呼召;他没有经历。肯定的。他擅自出去,擅自做他不该做的事。但一天,当他在那里遇见了燃烧的荆棘后,哦,弟兄。当他听见神的声音,神赐给他一个符合圣经的根基,不是他妈妈告诉他的,而是神告诉他的。

“我是亚伯拉罕的神。我是以撒的神,是雅各的神(叫他王子的名字,给他改名了)。我已经听见了我百姓的哀声。我已经看见他们受督工的苦。我记念我应许的道。”哈利路亚!就是这样。荣耀!他仍然记念他应许的道。“主说:宗派臭虫、蟋蟀、剪虫、蝻子、蚂蚱所吃尽的,所有的宗派主义和信条等等所吃尽的,我必补还。我记念我的道,我下到百姓中间。主说:我必补还。”
104

不要擅自以为那是对的。圣经告诉你什么是对的或错的。咻!我们最好停住。我已经留你们一个多小时了。“我必补还。”不要擅自以为。圣灵在这里。圣经在这里。圣灵见证神的道。每个应许和字母,圣灵都对它说“阿们”。

不要擅自以为因为你有了一个感觉,就没关系了。今早要省察我们自己。周围看看,看我们信的是什么。看我们是不是……如果神说了一件事,我们是不是与它一致。“哦,”你说:“如果我做这事、做那事,我就要被赶出教会。”哦,哪个对你而言更重要呢?你的神还是你的教会?不要没有经历而擅自以为。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不相信炼狱吗?”
我说:“肯定相信。”
“哦,我看你是天主教徒。”
我说:“是的。”“天主教徒”的意思是“普世的”。我是原本教会的五旬节天主教徒。
105

有人说他们现在有了一个公告。约翰二十二世或五十二世教皇,或什么人,或别的人,他说,他说:“所有的人都回到原本的教会。原本的教会始于罗马。”

那是个谎言。注意。教会从未在罗马开始。我要跟这人认同:让教会回到它开始的地方:五旬节。荣耀!回到你开始的地方。是的。因为主要恢复它。肯定的,你的宗派要回到他们所出自的罗马。但是哈利路亚!神要恢复五旬节,回到父亲们的信心上。哈利路亚!
106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每个不信的污点。一起坐在天上,圣灵不会为任何事通过一个人来伤害你。我怎么能伤害神的孩子呢?但要交托自己,看这道传出去。它是行割礼者,刺入人心,准确地知道你在想什么,借着同样的器皿正确地产生出来。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107

你们爱不爱那歌呢?你们认为我爱你们吗?我肯定爱。你们是神的产业。我常想:“如果我在一个杯子里有两滴耶稣真实的血,我会怎么做呢?”拿着从他血管、从十字架上流下来的血,我拿着它。我会把它放在心窝,走路,小心每一步。我们会珍惜那血,只是两滴真实的血,我就会拿着它。

但你们知道吗?根据神的道,在神的眼里,今早,今早我拿着的比那个更重要。我拿着他宝血所赎买的。他流出宝血的目的,就是要赎买你们。更何况我能看到罪恶的手开始潜进来污染。哦,不,不,我不能这样做。我必须把那些东西铲除;剪除它。是这样的。要持守道,弟兄。你们爱主吗?
108

谢谢你们留在我身边和帮助。现在是十二点半,对不起。我……不,我没有。愿神原谅我。那么说是错的。我跟这没有关系。是神自己做的。我实在爱你们,我相信你们。

我相信神会有一个教会,相信你们是那教会的一部分。我以敬虔的爱来爱你们。我祈求,当那道传给你们时,愿圣灵让那道在灵里的意思得到讲解。
现在,我把你们的牧师交给你们。呐,如果可以,今晚你们回来,今晚再与我们在一起。今天下午在弟兄的家里洗礼。帕克弟兄,请到这里来。请原谅,我直呼你的名字,但他们说彼得、雅各、约翰等等。神祝福你,帕克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