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527 问题与解答

1

晚上好,朋友们;今晚能来这里真好。所有这些都落到了我身上,因为今早我想到我弟兄,我知道一天两场事奉意味着什么。

我喉咙里有一点嘶嘶声,讲道太多了。所以,一进入这城,这个山谷,这后面的这个小腭就有点,他们称它是……山谷这里的气候使那个腭肿得很厉害,我来到这山谷后,就得不停地吞咽。一离开两天,它就消失;一回来,又复发了。
2

所以,我有点同情内维尔弟兄,知道我们比你们一些年轻人可能在这条路上稍微走远一些,并且我们是朝另一个方向看。所以,我们彼此都很同情。当日子开始临近,邪恶的日子临近时,更是如此。我们知道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若主愿意。

我想,你知道,博兹弟兄下个星期天晚上会在这里,我相信是。你们知道吗?是的,下个星期天晚上。他有一部讲他在海外宣教的影片想放给我们看。许多年前,有个梦临到他,是关于去芝加哥的事。那一次,这可怜的弟兄觉得要崩溃了,他说他的信息一直都没应验。后来,我向他解释了这梦,主已经成就了,于是他就明白了。
3

所以,后来主给了他另一个梦。后来梦的讲解临到,就告诉他要去哪里,做什么事。他就去了那里,哦,瞧,去了肯尼亚、坦噶尼喀、乌干达等那边的国家;主在他们宣教的事工上为他们所做的真是奇妙。他想放一些影片,给你们看主在非洲那些部落的人中所行的。若主愿意,明年一月我想加入到他那里,在那些部落中举行一场聚会,然后我再下去罗德西亚和南非。

4

那么,是下个星期天晚上放;所以,现在记住,要竭力为约瑟弟兄祷告,他是个可爱的好弟兄。我非常欣赏他,还有跟他的交通等。

接着,再下一个星期,我们要动身北上南松市,然后南下去南卡罗来纳的哥伦比亚;然后从那里再到母牛宫,西海岸,继续北上到格拉斯谷,去参加世博会,然后再回俄勒冈州;接着北上英属哥伦比亚等,一直到今年深秋。若主愿意,希望今年秋天在这里举行更多的聚会,若是主预备的话。
5

所以我想,在离开之前,能让人问一些问题会很好。你知道,问问题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人们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我想,你知道,今晚就和这里的这群会众来一次小小的谈心,从心里跟你们交谈。有时候我认为,这样做比讲一篇道更好,更能互相了解。

我们感谢神,因为我们看见这星期他垂听了祷告,是很不同寻常的。所以我们感谢神,太感谢他了。
我们看到时间和末世临近,知道什么事必定要发生。如果是个会思想的人,他必定知道这是真的。我们知道,我们历世历代都在仰望那个;每个人都在留意它。但你知道,现在发生的事太多了。我们知道它是对的,不会遥远了。呐,待会儿我可能会讲一些这方面的事。
6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在我们低头时,我想知道,我们心里有没有什么事,想要在神面前的祷告中被记念。如果有,就请你们举手。他知道,他知道这一切;你有某个要求,你想要说:“神啊,请记念我。”愿主祝福你们每个人。

7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来就近那施恩的宝座,你已经仁慈地邀请我们坦然无惧地来到神的宝座和恩典面前,祈求我们所需要的任何请求。你告诉我们,我们若有两三个人聚在一起,奉你的名聚会,你就在我们中间[太18:20]。凡我们所愿意的,如果我们求,我们就会得着,只要单单相信,我们就必得着[可11:24]。

你知道这时代的状况、教会和会众的状况,以及我们在你面前的需求。现在,你看见了这些手,主,你知道人们的心,他们的愿望和需要。我们看到时间正在临近,现在正接近聚集的时候,巨大的云朵正降下来。众先知在几百年前所说的事,这时候我们看到已经发生了,看到在我们的时代发生了。
8

现在,我们祈求,父啊,愿你应允我们所求的这些祝福。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主啊,将圣灵活泼的能力和我们所求的活泼的信心复兴给你的教会,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相信我们得着了,因为在我们未求以前,我们确信,是神的旨意把它赐给我们。我们没有求错,我们是为神的国而求,所以,我们祈求你应允我们。

祝福我们的聚集,我们的牧师,教会的同工,每个人,在场的基督身体的肢体。那些不是基督身体肢体的人,今天正在某处寻找避难所,买下防空洞作为后院;神啊,愿他们来到主耶稣这里得庇护,蒙保守,知道当今生结束后,在今生以外还有生命。为这个应许而感谢你。
今晚,赐给我们解答这些问题的答案,使我们可以用你的道叫每颗心得到满足。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

主的再来临近了,何等大的一个保障啊!不久前我正在传讲;有个人跟我说到保险的事。不久前,我同基督徒商人参加他们的一次大会,一次国际性大会。我只出席地方性的一次大会,为全世界的全福音商人传讲。这次大会在西海岸举行,世界各地来的所有名流都坐在那里,穿着体面,高贵;其中一个对我说:“我听有人叫你’牧师。’”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是传道人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跟这些商人有什么相干?”
我说:“我也是个商人。”
“哦?”他说:“你是从事哪一行呢?”
我说:“保障。”
他误解了我,以为我是指保险。所以他对我说,他说:“你是哪个公司的?”
我说:“天堂公司。”
他说:“我想我不知道有那个公司。”我说……他说:“你卖的是哪一种保险?”
“我从未……”我说:“我从未说’保险’,我是说’保障’。”
他说:“你指的是什么?”
我说:“有福的保障,耶稣属我,我今得先尝天堂荣耀!为父神后嗣,已得救赎,从圣灵得生宝血洗净。”
所以,那天晚上,人介绍我去做电视广播,我讲了这点。我说:“呐,我这里有合约,如果你们这里或全地区的人对这合约感兴趣,我想聚会后跟你们详谈这个保障:有福的保障。”
10

呐,我想,回答这些问题会让我更接近你们的思想,我拿到了两个。我进门时,比利说又多了几个,当然,我来不及把它们都看一遍。在回答之前,我要确信都是照着圣经答的,因为你们希望在我回答之前能这么做。所以,或许我可以把那些问题留在别的时间答。呐,其中一个……要回答这些问题,呐,记住,我是尽最大的努力来回答。

在外面的聚会上我不回答问题。我试过一次,遇到了麻烦,他们误解了我。是关于艾伦先生的,或关于手上脸上有血有油等的迹象,是圣灵的凭据。我说:“瞧,我不知道那个,”我说:“我从未看见经文中有这一类的事。”我说:“但我相信,我可以这样讲道,弟兄,我不愿依靠感觉,我只是传讲福音,”又接着讲。
11

所以,他们收到一封信,是国际性的,“亲爱的伯兰罕弟兄,”这信传到了各处;人们误解了它。我们就给他们送去磁带,让他们播放,看看我……他们说我谴责这个人,我并没有。我从未谴责任何弟兄,有时候我不能同意他们,但那是出于友好。

不久前,这里有个人写了一本关于这人的书,关于《被鬼咬了》这本书。后来,我想这可能是了结这事或让他知道的时候了。写这本书的人把事工场上每个传福音的都批评了,除了我以外;他正坐在我的聚会中,所以我说:“我并不欣赏去批判人,”但我说:“这位弟兄,坦白地说,他在《基督徒文摘》中称赞了这事;”他说我是那种从不收取奉献和乞讨钱财的人,等等类似的事,他欣赏这点。这人就坐在那里,但我凑巧知道,这人说了艾伦弟兄的一些事,那是不对的。
他说:“艾伦写了《被鬼咬了》这本书。”
呐,艾伦从未写过那本书,我知道那本书的作者。所以,我说:“呐,如果写这书的人,在他批评艾伦弟兄之前,没有足够的真诚出去核对一下,看是谁写的,我就有点相信他对这些弟兄的批评是不当的。”瞧?坐在那里的这个人是替我说话。但我这样说是要让他知道:他所说的是错的,你瞧?艾伦弟兄从未写过那本书,从未写过《被鬼咬了》这本书。
12

呐,回答这些问题都是照着我最知道的,我竭力照着经文来回答。

呐,我相信,第一个问题是在《哥林多前书》7章15节。所以,现在我们要翻到那节经文,看看它是怎么说的,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助问这个问题的宝贵的人。呐,《哥林多前书》7章15节。我猜想这个人现在也在场。呐,经文是这样读的:
15倘若那不信的人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吧!无论是弟兄,是姐妹,遇着这样的事都不必拘束。神召我们原是要我们和睦。
13

Q-169 [问题169]呐,《哥林多前书》7章15节。呐,他们问这问题:伯兰罕弟兄,这是指姐妹或弟兄可以自由再婚吗?

不。看,你没有明白他这里的问题和他所说的,他们不是自由的。看,那会使经文自相矛盾,经文根本不会自相矛盾,瞧?呐,你看,就像只读一节经文,你可以使经文说任何你想要说的,来迎合你的想法,但你必须要看到经文所说的真正意思。
就像我跟内维尔弟兄谈话,你听到我说“board”这个字。
然后你走开,说:“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今晚我们使他烦了。”瞧?
“不,”另一个人会说:“那不对;那是指他欠了伙食费,他要去付。”
另一个说:“哦,不,他不是那个意思,他是指房子边上的木板。”
又有另一个说:“不,我要你知道,我相信他是说钻一个洞。”瞧?
你必须要晓得对话的含义,然后才会知道你在谈什么;因为这里保罗是在回答他们的问题。
14

有时候人们说圣经自相矛盾,我想找出矛盾来;没有矛盾。我站在讲台后面三十二年了,还从未看到有一处矛盾,瞧?它不会自相矛盾,是因为你让它矛盾了,瞧?没有明白它。圣灵是启示者,是道的启示者。因此,矛盾……

看,保罗写信给那些人,说:“你们问了这样那样的事。”只是他没有说出你问的问题;他只是那样说了。在这里,他转过来给他们回信,与他们所问的相反。
他们说:“我们这么这么这么做。”保罗转过来说到别的事,瞧?看上去好像是个矛盾,不是的。只要你读一下整节,整章,你就发现他竭力在解释他们写给他的信。
15

呐,在这里,看起来它好像给……就因为这样,你在圣经中才看到矛盾,但不是这样的。呐,在这里,这人似乎想要知道,或者他们想要知道的问题是……

在主里的弟兄或姐妹,如果他们离开自己的配偶要再婚,他们能自由地结婚或再婚吗?
不。呐,让我们来看,从10节读起。
10至于那已经嫁娶的,我吩咐他们,其实不是我吩咐,乃是主吩咐说:(瞧?)“妻子不可离开丈夫。(瞧?)
11若是离开了,不可再嫁,或是仍同丈夫和好。丈夫也不可离弃妻子。“(那是主的命令,瞧?)
12我对其余的人说,不是主说,(瞧?)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
呐,注意他的主题。瞧?你从前面这节往下读,读完整章,你就发现,他们以为:“如果我娶了妻,她过去是……我结了婚,成为信徒,而我妻子不是信徒,我就该离弃她。”哦,不,不是那样的,你不能那样做,瞧?
12……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愿和他同住,他就不要离弃妻子。(这点,不是因为婚姻,乃是因为不信;不要再婚。瞧,要与她同住。)
13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愿和她同住,她就不要离弃丈夫。(没错。瞧?)
14因为,不信的丈夫就因着妻子成了圣洁;并且不信的妻子就因着丈夫成了圣洁。不然,你们的儿女就不洁净,但如今他们是圣洁的了。
15倘若那不信的人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吧!
呐,倘若那不信的人说:“我不想再跟你住在一起;你已经成了基督徒。”丈夫告诉妻子:“因为你得救了,要从我们过去所在的世界里出去,我要离开你。”呐,对此你不能做什么,就由他离去吧,瞧?
16

或者妻子对丈夫说:“我不想跟那帮圣滚轮混在一起。我不想这样做,我要分开,离开你。”你不可离开教会,就由她离去吧。瞧?

无论是弟兄,是姐妹,遇着这样的事都不必拘束;也就是说,如果你的配偶把你休掉,想要因此而离去,你不必死死缠住他们。如果他们想要离开你,因着基督的缘故,他们想要离开你,就由他们离去吧!但你不能再婚。“神召我们原是要我们和睦。”瞧?呐,不是你可以再婚;保罗已经这样声明了,但如果他们不愿意,你就不必非得与不信的丈夫或不信的妻子同住。
17

如果他们愿意,说:“呐,你就去教会吧。呐,如果你想去那里,那是你的事。你想去你的教会,就去吧。至于我,我不相信它。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不会挡住你的路,你去吧。”那么,你就要留在那里,你并不知道你成圣的生命将会使那个信徒也成圣,使他们相信。瞧?丈夫或妻子,无论哪一边。瞧?

但现在,你只是说:“伯兰罕弟兄,我结了婚,我妻子不是信徒,这边有个姐妹我可以娶。我要离开这个,娶那个。”哦,不,不!绝对不行。你们的誓约是一直到死才能分开,圣经里实在没有一处经文允许你再婚,要等到你的配偶死了才行,没错。只有这种情况才行。根本没有再婚的余地,除非配偶死了,就是这样。瞧?
18

你不能使经文自相矛盾;所以,只要读一下前后的经文,那么你就会明白他所谈的。呐,这里是指,这是不可以的。瞧?

这是指姐妹或弟兄可以自由再婚吗?
不,先生。你看,他先解释了那点,你看:
10至于那已经嫁娶的,我吩咐他们,其实不是我吩咐,乃是主吩咐说:“妻子不可离开丈夫。
11若是离开了,不可再嫁,或是仍同丈夫和好。“(瞧?)
任何信徒,若有一个活着的配偶,都不能说服自己再结婚,根本没有这回事!
19

Q-170 呐,这是另一个问题。第二个是这样的:

[问题170]在白色大宝座审判的时候,在最后的复活中,恶人将会有什么样的身体呢?
在复活的时候,那个罪人将会在他曾犯罪的那个身体中复活。瞧?他必须在复活中接受审判。
复活不是一种更换,而是把那个下去的东西再带上来。耶稣从死里复活,他埋下去的是那个身体;他复活后还是那个身体。我们是在埋下去的同一个身体里复活;那是复活,不是更换。
呐,圣经说,我们要照着在这个身体里所犯的罪接受审判。恶人复活时,他要在犯罪的同一个身体里接受审判,同一个身体。
20

Q-171 [问题171]“亚当与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连词)怀孕,生了该隐。”我相信你所教导的一切,但有人说夏娃不是亚当与她同房后怀孕的吗?我该怎么回答他?因为有那个连词“就”。“亚当与他妻子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

呐,我们大人都知道“同房”是什么意思。呐,这问题是关于那个连词。呐,如果你注意,朋友,瞧?你不能让圣经这里这么说,而那里又那么说,必须一直都说同样的事。如果你让经文这里这么说,那里又那么说,那么,你的解释就错了,瞧?你不能那样做。你不能说夏娃被古蛇引诱,然后又发现她在别处再次被引诱。瞧?她第一次被引诱的时候就怀孕了。你不能让她被引诱两次。
21

让我给你看看你说的连词。读圣经的时候,需要知道连词出现在哪里。连词能把句子连在一起,瞧?呐,注意这里,《创世记》1:26,注意这个连词,你解释一下这个,那么,我就告诉你亚当跟他妻子同房这个是怎么回事。《创世记》第1章,从26节读起;现在,仔细听。神现在已经造好了他的造物,神就让地出现爬行动物和地上所出的各样东西。呐,《创世记》26章,哦,不,是1章26节。

26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人,不是他;是他们,瞧,复数的)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看到这几个’和’字把句子连在一起吗?)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27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有男也有女)。
28神就赐福给他们(在他造了以后),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这些经文,连词接着连词。人要生养众多,生养众多之后,然后治理全地;就是直接进入千禧年。瞧?好的,“治理全地。”好的。
“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22

呐,神照着他自己的形象造人,造了人,使他们(人)管理全地,治理地和一切,使他们做这事,管理海里的鱼和他所造的一切。接着,我们发现在《创世记》2:7,听着这点。神造了地,造了人,使他管理全地,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赐给他,神造了他们,告诉他们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和这一切的事;在后面的七节多,神造好了这些物,天地一切都造齐了,并且“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这里有个连词,神是在造一个他已经造好的人,瞧?造一个人。

7并且(把句子连在一起)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气息)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
23

呐,想想这点,在《创世记》1:26-28,神造好了人(女人和男人)之后,他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造了人,使他治理列国,赐给他这一切的权柄等,然而,神却还没有造人。

看,撒但已经引诱了夏娃。当然,亚当与夏娃同房,但夏娃已经被引诱了。因为在这后面,他……他们来到之前,那时他们受到审判,神说,神把他们叫到一起,说:“谁做了这事?”或者问他们问题。
亚当说:“是你所赐给我的女人。”
女人说:“那蛇引诱我。”
神就咒诅它们,像这样,等等。后来亚当和他妻子同房,看到吗?之前她已经被引诱,已经是一位母亲了。就如神在前面《创世记》1:26造了人,然而人还没有造出来一样。瞧?是的。
24

呐,注意,让我们往下看,读一下。

20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众生之母,给他妻子起名……称女人是妻子,因为她是女人,因为她是众生之母。
21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
呐,再注意《创世记》1:21,神造了海里的大鱼,他造了一切,造了一切受造之物,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了人,造了人;不是“一个男人”,而是整个人,他们都是照着他自己的形象造的,瞧?神就按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像那样把男性女性都造在他里面。
25

呐,这里我们又发现,神照着他自己的形象造人之后,神在这里把男女造在这个人里,在这里他却用地上的尘土造人。

后来,神在造了那些之后,在他造男造女之后,接着他在这里又为男人造了一个女人,然而神已经造了人。瞧?
你看,你的连词是把句子连在一起,就如经上说的一样,呐,这里,“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按着自己的样式造人,”这里是神说出他思想和他心里所有的东西。然而这里则是他实际上所做的。
耶稣是创世以前被杀的羔羊;他并不是在四千年后被杀的,明白吗?
26

所以,蛇已经引诱了夏娃,这是真的。后来,审判设立后,亚当和他妻子同房,接着夏娃就怀孕,生了一个孩子,该隐,你明白了吗?看,连词只是把亚当所做的事连接下去,而不是连接亚当之前所发生的事。

看这里,如果你想把这点弄个清楚,这里有个重大的声明,我相信我们能在第4章这里找到,我相信是的。
1亚当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便(连词)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
所以,其实不是亚当,而是神使她得的孩子。瞧,看到吗?如果你要把你的连词再次放在这里,“神使我得了一个男子,”然后说,神给了夏娃那个叫做该隐的异类。该隐所具备的那一切卑鄙、污秽等的源泉是从哪里来的,从神来的吗?不可能,瞧?夏娃被蛇引诱了,蛇……夏娃已经成了母亲。后来,亚当和她同房,他确实与她同房了,他把夏娃当作妻子,去与她同住,但她已经是这个孩子的母亲了。
后来,亚当的儿子终于生下来了,他是一个温柔、甜美、谦卑、温顺的人,像亚当一样。
27

但这个家伙,那个纯粹的谎言从哪里来?那个罪从哪里来?该隐这家伙,这杀人犯,从哪里来?圣经说,魔鬼是杀人的[约8:44]。那个谎言从哪里来?(魔鬼是说谎之人的父;它是说谎的,是说谎之人的父。)它肯定是从神以外的某个源泉来的。所以该隐是那恶者,他父亲是撒但;它生了这个恶者。后来,当然,亚当和他妻子同房,肯定的。

是的,可能你会像这样说,我可能会说,拿我自己为例,呐,利百加生下来后,不久又出来了……
28

有一天,我正在读约瑟的故事,我对约瑟的故事深为感动。在明尼阿波利斯,我进到更衣室,跪在那里,我说:“主神啊,为一个像约瑟这样的人,我多么感谢你。”我想:“如果我……真希望我把比利·保罗起名叫约瑟,效法那个伟大尊贵的人物。”圣经里没有一处有反对他的记录,各个方面都是基督完美的预表。我想:“我多么喜爱……”我说:“哦,如果我有一个儿子,我就给他起名叫约瑟。”

就在那个时候,那道光移进房间里,说:“你必有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约瑟。”
我和妻子同房,肯定的,她生了撒拉。后来我又和妻子同房,她就生了约瑟,明白我的意思吗?看,它跟第一个没有关系。神的应许是“约瑟”;撒拉在那中间来到,我不是想让撒拉难堪,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的意思,瞧?撒拉也是神所赐的,所以,我们也知道这点。
29

呐,但是,瞧?当神开始审判亚当和夏娃时,在他开始审判之前,夏娃已经犯了罪。听着,你知道吗?第一个生到世界的孩子是在罪里生的,在罪孽里成形,来到世上就说谎[诗51:5]。第一个生下来的孩子就是那样出生的,因为……

“那么,亚当和夏娃又怎么样呢?”他们不是生下来的,他们是被造的,瞧?
但第一个出生的孩子是在罪里生的,所以只能属于那条线。“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伯14:1]他是在罪里生的,那就是为什么他必须从圣灵重生,瞧?不是藉着一个属灵的想法,乃是藉着属灵的出生,瞧?这个重生了他,使他成为新造的人。第一个生下来的孩子是在罪里生的。
30

后来,必须有一位是在性以外来到。呐,如果性不是起初的东西,那么,为什么必须要有一位是按着性而来,救赎整个人类呢?为什么神不带着那一位沿着走廊下来,说:“这就是那位思想正确的公义者”呢?它必须按着性而来,藉着女人而来,因为起初它就是从女人而来的。通过性带来了不义,通过性也带来了义。瞧?神,没有丝毫淫乱,没有性的情欲,藉着完美的受孕生了耶稣基督,藉着荫庇马利亚,在她里面创造了这个胎儿,是这样按着性来的。藉着这个,他圣洁的宝血赎回了整个堕落的族类,看到吗?所以,必须是那样,没有别的方法可行。

每个从妇人生的都注定要死,他一生下来就是死的,没错。
这就是为什么那天我谈到了现在我们有了何等蒙福的保障。
31

当以色列人……我说了太多跟这问题无关的事,但有时候主给我一些东西,真让我震惊。所以,当他赐给我那个时,它比我这几年所得到的都更令我震惊。那天,他赐给我那个时,我看到以色列,神的儿女,一个奴隶,没有家;人扔给他们发霉的面包和他们要的东西。哦,他们巴不得能有一个家,可以在那里平平安安地生活,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谋生。

有一天,从旷野走出来了一个先知,随着火柱的带领,告诉他们有一个应许之地。那里从来没有人去过,他们对那地一无所知,但它是个应许。他们相信这点,就跟随这位先知,直到他们走近应许之地。
32

后来有个叫约书亚的见证人,他名的意思是“耶和华救主”,他过了约旦河进入那地,带着证据回来,表明那地跟拥有神的道的先知所说的完全一样。他们摘了一挂葡萄,需要两个人扛,他们可以尝到原产于那地的果子。没有人知道那地在哪里,他们只是相信。他们凭着信心走出去,相信它。

呐,当他们承受那地时,他们何等高兴!每个人都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有自己的小花园,有孩子,等等。然而,衰老最终追上了他,死亡把他逼到了绝路,将他取去。
后来,从天上的走廊,藉着一个女人,下来了另一位伟大的勇士,是所有人中最伟大的,神自己在肉身显现,即耶稣基督。他告诉以色列,他们曾是多么伟大的民族;可是他们要面对死亡。但他说:“我要告诉你们有另一片土地,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你们要在你们的地上快乐,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孩子。但你得把每个人葬在那边,似乎那就是尽头。”
33

约伯曾看见这点,他说:“树若死了,它又活过来。但人躺下,气绝,竟在何处呢?他的儿子得尊荣,他也不知道。哦,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于隐密处,等你的忿怒过去。”他说:“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伯14:7-21]

在那之前的四千年前,他们已在寻找超乎坟墓以外的东西。神赐给他们一切伟大的东西,家庭,家人和孩子,教会等一切;先知,伟人,一直到那个时候,然而每个人还是死了,埋在了坟墓里。但这里来了一位,他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我去是为你们预备地方。”
34

就像约书亚,他遇到了他的加低斯·巴尼亚。当时,以色列人来到加低斯·巴尼亚,加低斯是那个时候世界的审判座,从一道大水泉出来七道水泉,意思是审判,好像神的家和从它而出的众教会。约书亚从加低斯·巴尼亚过去,进入应许之地,带回了证据。

呐,耶稣也遇到了他的加低斯,它是什么?是审判座。它在哪里?在各各他,神在那里因世人的罪而审判了他。他们做了什么?他遇到了死亡,神的报应。为叫罪人与神和好,他死了,越过了死亡的约旦河;他们把他埋葬了。
他死了,甚至月亮和众星都为自己感到羞愧;他死了,甚至地球都神经崩溃了。它震动了,甚至岩石从山上滚下来;它震动了,甚至众星不发光,月亮也不发光,太阳在午正时落下。他完全死了,以至一个罗马兵丁拿一根十磅重的枪刺透他的心脏,就有水和血流出来[约19:34]。他死了,他过了约旦河。他们把他放在坟墓里,又滚过一块石头挡住墓门,需要一百个人才能滚得动。他死了,他们在墓上贴了一个罗马封条。
35

但在复活节早上,他从约旦河对面回来,说:“我是那曾死过的,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1:18]

有些人说:“我们看见了一个灵。”[路24:37-43]
他说:“摸摸我看。灵岂是像我一样有骨有肉吗?”又说:“你们有什么吃的没有?拿来给我。”他们给他鱼和饼,他就吃了。他是一个人。
他是什么?带回了证据,表明那里有一块我们将要去的土地。他做了什么?就像约书亚一样,他带回了那地的证据。他说:“呐,如果你要它的证据,’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2:38]那就是使我复活的证据,我必赐给你们这得基业的凭据[弗1:14]。”五旬节那天,圣灵降在那些信徒身上。
现在,我们要怎么做?承认我们的罪,看自己是死的,藉着洗礼与他一同埋葬,在他的复活上与他一同复活,做什么?与他一同坐在天上。这就是今晚我们所在的地方,坐在那里,不是身体的,是属灵的;我们的心思,我们的想法,我们的魂现在远超越世界上的思虑。我们是什么?“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我们怎么进入它里面?“从一位圣灵,”《哥林多前书》12章,“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进入众信徒组成的身体,”神奥秘的国度。
36

从那里我们回头看,看到我们过去说谎、偷盗、欺骗、抽烟、做错事。我们已经脱离了那些,现在是在天上了。它是什么?是证据,表明有一天,我们必有一个身体,与他荣耀的身体相似[腓3:21]。它是复活的准确证据,因为潜在地说,我们已经与他一同复活了;潜在地说,我们已经死了。

威廉·伯兰罕曾经是活的,但如今不再活了,他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现在他是一个新的造物。过去活着的俄曼·内维尔不再活了,他许多年前就死了;这是一个新的造物。俄曼·内维尔死了,那个赛马者,赌徒,不管是什么,从前活着的那个人死了。我不知道,内维尔弟兄过去不是那样的;但不管是什么,他都犯了这一切:“犯了最小的,就是犯了众条。”[雅2:10]不管你曾经是什么,你都是一个罪人,那是你原本的样子。
你死了,因为你爱世界上的事;只要你仍然爱世界,不管你多少次承认已经在这上面,你还没有在这上面,你仍然在那下面:人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还没有进入他里面[约一2:15]。
37

但当你复活,超越那个,进到属天的事上,你的心思就会放在上面的事上,因为你与基督一同复活,现在一同坐在天上。只管放心,断没有什么能伤害你,没有一样;就连死亡本身也对你无能为力。你已经锚在基督里,那保障、凭据、定金,已经付过了,你已经接受了。你做了什么?在复活中与他一同复活。

回头看看我从前所在的地方;现在,我在它上面了,为什么?神本着恩典将我举起来,现在我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哦,太好了,就是这样。然后,圣经成了一本新的书。这时,你是用属灵的眼睛和属灵的悟性去读它。接着,在圣经中,你看到了名词和代词,又看到了连接,哦,我是指连词,等等。
哦,经上说……他们说:“经文自相矛盾。”你是在底下读,要到上面来读;那时就完全不同了,你瞧?没错。肯定的,肯定的。当你在圣灵里读的时候,整个东西就都是新的了,是的。
38

Q-172 这另一个问题其实不是问题,它只是说:

[问题172]我在罪里生活了许多年,直到我找到了主。请问,伯兰罕弟兄,我又犯罪了,我不配在这个圣洁的地方来到你面前。请告诉我,我能不能完全重新恢复过来?请帮助我,伯兰罕弟兄,我里面有个魔鬼。请帮助我!你愿意按手在我身上,使我重新恢复吗?
呐,这里有一个问题,刚才读的时候,我还没留意到。这是一个问题。呐,如果那人在场,让我给你读一下。
我生活了……我在罪里生活了许多年,直到我找到了主。请问,伯兰罕弟兄,(瞧?)我又犯罪了,我不配在这个圣洁的地方来到你面前。请告诉我,我能不能完全重新恢复过来?
可以的。我的朋友,在神里面,你还没有犯到你不能恢复过来的罪;如果你犯了很深的罪,以致你不能被恢复,你就永远不想被恢复了,明白吗?但只要有个东西还在你的心里做工,你就还在恢复的行列里。
“犯了最小的,就是犯了众条。”我犯了多次的罪;每天我们每个人都在做自己不愿做的事。
39

在我们心里……你并不想那样做,不然你就不会问这个问题。瞧?这本身就证明,神仍然在你身上做工。可能是你变得紧张,可能是撒但告诉你你不能恢复了。它在说谎,肯定的,它在说谎。你看,因为如果有一个深渊在呼唤,就必有一个深渊响应那个呼唤[诗42:7]。如果人对什么东西饥渴,那东西就必定在什么地方,不然你就不会对它饥渴,瞧?

正如我多次说过的,在鱼背上有鳍之前,必须先有水让它在其中游泳,不然它就不会有鳍。地上有树长出之前,在有树之前,必须先有地,因为必须先有地来让树生长。
40

呐,在有被造物之前,必须先有一位造物主来造那被造物,明白我的意思吗?呐,只要你有需要,渴望回到神那里,就必有一位神在什么地方呼召你,瞧?否则你就不会饥渴;有一位造物主。

呐,如果你……是有一个地方,如果你越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但那种时候,是指你再次落入了你从前的那种光景。然而这个是说你只是从恩典里堕落了;堕落并不是失丧;我要人告诉我在哪里说堕落就是失丧,用圣经来证明看看。堕落的人不是失丧的;他只是离开了团契。
以色列人堕落了,但他们从未失去他们与神的约;他们失去了赞美和喜乐。
大卫夺了乌利亚的妻拔示巴时,他失去了救恩的喜乐,但他从未失去救恩。他从未说“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他说:“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诗51:12]
41

哦,今天有太多的这种律法主义,“不可摸,不可尝。”你那么做不是为了守律法;今晚我来这教会不是为了守律法。我觉得累了,一直都很紧张,感到不安;我不确定摆在我在面前的一些事;我的心在燃烧,到了一个地步,我的心嘣嘣地乱跳。此刻我又抽筋又疼痛,前后上下都很痛,一直痛到这里;软弱、紧张、发抖;这个地方好像被什么抓住并攥紧了一样,我鞋里的脚趾头好像都被攥紧了。我干什么都不想来这儿。那么,为什么我要来呢?因为我爱神。或生或死,我都必须为他站在这里;这不是因为我不得已。他不会在乎我做或不做,如果我死了,怎么样我也会去天堂的。但我来了,因为我爱他。你事奉神,是因为你爱他,不是因为你不得已要那样做,是因为你很爱他。

42

我对妻子忠诚,不是因为我怕她跟我离婚;我对她忠诚是因为我爱她。除了她,我不再爱别的女人,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她忠诚。不是因为……如果我犯了错误,他们以为我做错了事,我会走到她跟前,说:“美达,亲爱的,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她会原谅我的,我知道她会的。我也会原谅她,因为我爱她。我会原谅她,她也会原谅我。但我怎么也不会那样做,我太爱她,所以不会那样做;不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原谅我,而是因为我太爱她,所以一开始就不会那样做。只要我能那样爱她,我就永远不会那样做;如果她也照所该做的那样爱我,她就不会那样做。

你若全心爱主,就不必担心这些事。如果你犯了错,你并不是故意犯罪,你只是做错了事。看,你跌倒了;没错,你上来这里团契;但你又掉进了那里的混乱中。
43

但它是什么?它就像一只鹰。有一次,我在北部辛辛那提的动物园那里看到鹰;我带着撒拉到那里去。如果我看到什么使我受伤害的,那就是看到关在笼子里的动物。

看到什么东西关在栏子里,即使是小鸟,我也受不了。我知道你们女的养小鸟,把它们放掉吧!
我小时候,常常说:“要是我有机会,我长大成人后,我会跑进每个家里,把那些可怜的小家伙放掉。”是的,先生。我说……它们被放在烈日底下,喘着气:“吭,吭,吭,”女人坐在后面凉亭的什么地方抽烟,那只可怜的小鸟呆在那里快烤焦了。它无能为力,不得不呆在那里,但它生来不是为了那样的。我想:“老兄,要是我能溜到那里,放掉它,它不会在那里呆很久的。”瞧?
44

我不愿看到任何东西被关在栏子里,我不愿看到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又被某种教会的信条关在栏里,“我不能说’阿们’!我不能相信那个,牧师说不要相信它。”哦,天哪!你生来是自由的。

那么,一只大鹰会怎样呢?它是属天的鸟,它住在高高的云上。它清晨飞到这个地方,飞得很高,别的鸟不能跟着它飞,别的鸟飞不了。如果别的鸟想跟着鹰飞,它会在空中散架的。鹰是一种被造得很特别的鸟。
后来,有人用人造的陷阱捉住它,捉住这只大鹰,把它关在这个笼子里。这可怜的老鹰!我看着它,心就燃烧起来。它那样看着那边,不知道怎样从那个笼子里飞出来。它想走到那里,它知道要怎样起飞,便开始扇动它的翅膀。它飞了起来,头却重重地撞到了栏杆,撞掉了翅膀上的羽毛,从翅膀一直到头部,羽毛都掉了,直到流血。它撞到那根栏杆撞得太重了,结果把它撞了一个跟头。它躺在那里,转动着那双疲惫不堪的眼睛,举目望着天空:“我是属于那地方的,那是我的家。我就是为了那地方而生的。但你看,在我和那里之间是一个笼子。哦,我唯一知道的是,我要集中心思在那里,我来了。”然后“砰,”又被撞回去了。
45

我想:“哦,这真是恐怖。希望他们将它卖给我,我会当掉我的福特车来买它,瞧?就是想放掉它。”瞧?哦,看到那只可怜的大鸟撞掉了羽毛,我真是觉得难受。我想:“那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的景象。”

不,我收回这句话;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的景象是:一个生为神儿子的人却被关在某种信条的栏子里。他朝上面看,看见一位他真的想事奉的神,但就是做不了。人们不让他这样做,瞧?被关在栏子里,这是一件恐怖的事。
46

是的,是的,姐妹,弟兄,不管谁写这个问题,如果你在这里堕落了,并不说明你失丧了。你只是一只关进了笼子里的鹰,就是这样。你在那里被关住了,再次落入罪里。你不愿呆在那里,所以,你就一直要往上看,就是这样。“哦,伯兰罕弟兄,我曾经住在那上面,这里还有路吗?”有的。

这让我想起有一天(哦,是在小时候),我在农场后面走来走去,有个人绑住了一只老乌鸦,不让它吃到玉米。那只可怜的老乌鸦快要饿死了;我不会那么卑鄙去做那种事。他绑住老乌鸦的脚,老乌鸦把周围的东西吃光后,便吃不到别的东西。那农夫也不管它了,它太可怜了,甚至都站不起来。后来一些乌鸦飞过来,叫着:“呱,呱,呱。”换句话说,就是:“过来吧,约尼乌鸦,冬天来了;让我们去南方。”但它去不了,因为被绑住了。
47

所以有一天,有个人路过,看到那只可怜的老乌鸦,他就过去,抓住它,把它解开,说:“去吧,伙计,你自由了。”瞧?所以,接着你知道,它又继续走来走去。

那些乌鸦又过来了,喊着:“过来吧,约尼乌鸦。呱,呱,呱。让我们去南方,冬天来了,你会被冻死的。”
它回头看看,说“不行啊。”看,它被绑的已经习惯了,瞧?它以为自己还是被绑住的。
你可能以为自己也被绑住了,写这问题的弟兄姐妹,你可能以为魔鬼把你绑在了那里,但它是在说谎。有一次,一个人来到地上,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他把你解开了。你不要相信魔鬼;你不需要呆在那里。不,先生,你自由了,没错。耶稣替你受死,为要除去你的罪。你只要信靠他,扇动你的翅膀,与其他的一起飞走。不要呆在魔鬼的那个坑里,是的,先生。
48

呐,你愿意按手在我身上,使我摆脱那个吗?

亲爱的姐妹或亲爱的弟兄,我肯定愿意按手在你身上,但那样并不会使你得自由。使你得自由的,就是你明白你已经自由了,你已经被解开了。你不需要担心你得到自由,你已经自由了;耶稣使你自由了。不要再被奴役的轭缠住,你完全自由了,你不用再被缠住了。按手在你身上只是一个传统,我们可以那样做。瞧,我可以那样做,但那样做仍然不会使你得自由,直到你接受神为你做的;我只要说“主,我相信它”就行了。
49

瞧,你只是凭信心按手在主身上,说:“主,我相信它。”你就上来了,没错。承认你的罪,看:“隐藏自己罪过的,遮掩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自己罪过的,”[箴28:13]你就是在这里得到自由和称义的,因为你愿意说:“我犯罪了,我错了。”这就是你在这里说的:“我堕落了,我犯罪了,我完全错了。我还有机会从新得以完全吗?”

绝对有的。你渴慕它的那一刻,就表明神坠下了生命线,要把你拉上去。只要起来,藉着信心和祷告拉住他的生命线,一直向上,飞到其他的鹰那里,振翅高飞而去。没错。
50

是的,按手,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我相信它。我相信按手,我肯定会做的。但不是按手能做成那事。我可以一星期接一星期的按手在人身上,但仍然没有益处,直到你接受基督为你所做的。按手,这只是我的认可。他们按手在长老身上,他们做了那些事;这是他们在神面前的认可,表明他们对这点有信心;表明他们对这点是相信的。

瞧?有时候,就像有些事……很多时候我被人大大的误解了。昨晚,我正拿不定主意,我真不知道要往哪条路转。我自己,我正处在两难之间;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希望坐在这里的,只是属血气的教会,哦,不,是属灵的教会;我猜想他们没有做录音,所以我就说说我想说的事。他们……
51

我本想和你们做一次心与心的交谈,我想,怎么样我也要做。我有一本笔记,有一节经文写在这里。如果没写的话,我原打算讲“末世的传福音事工”,讲末世的传福音事工是什么。也许我可以把它留在另一天讲。我想从心里,从内心深处,与你们交谈。

我正处在两难之间;我真不知道往哪条路转。我要你们为我祷告。这里,我在这些事上说这些劝勉的话,是想有机会跟你们谈一会儿。我要告诉你们一些别的事,瞧?我晓得我们离某件事很近了。呐,不要误会,不要那样,明白吗?
52

那天,有个人来找我,使我感到很难受。我想:“我在教导上肯定没有那么松散。”瞧?他说:“伯兰罕弟兄,大约过那么几天,我就该做手术了,大约十五或二十天后。”他说:“你认为耶稣会来这里吗?我就根本不用做那个手术了。”瞧?你看,你误会了,不要那样想;看,不要那样想。耶稣可能在另一个五千年都不会来,我不知道;他可能今晚就来这里,可能明天来。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没有人知道。老实说,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他说的,没有人知道[太24:36]。

但是,你知道保罗天天在仰望他来吗?约翰在拔摩岛上,以为他会活着看见它。爱任纽以为肯定是在他的时代;所有其他人,玻利卡,圣马丁,历代以来……路德以为:“肯定是这时代了。”
卫斯理说:“就是这时候了。”
查尔斯·芬尼、约翰·诺克斯、加尔文、司布真,他们每个人都说:“就是这时候了。”
比利·信德,一直下来到今天,每个人都说:“就是这时候了。”
53

我们正在仰望它,我们不知道时间是什么时候。我相信是在这个时候,我要将火把高高举起。听着!呐,要正确领悟它。我要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活得好像我正在仰望他下一刻就要到来一样,但我要继续做事,好像从现在起他一万年后才会来。我仍旧撒种,仍旧收割。我要传福音,继续传,像我往常那样。一直像那样,我的眼睛要向上观看,挥动大镰刀,收割禾捆和谷物。接着第二年,我又播种庄稼,“主啊,我以为你去年会来这里,但如果你没来,你可能今年会来。所以,我要播种庄稼,养育我的孩子。如果你迟来了,他们也会有东西吃;如果你没有来,我就一直仰望你。”就是这样,瞧?像平常一样去做事。

54

如果我认为他明早会来,今晚我还是传讲我现在传讲的同一个信息。如果我认为他明早会来,我也不会出去把车卖掉;我不会做这做那或别的,我会像往常一样去做,因为每一刻我都在等候他来。因为他可能是要来接你,可能你的时刻就是今晚,可能我的时刻就是今晚,我不知道。但总会有一个时刻是我们的时刻。

我或活在这里,或埋在那里,又有什么差别呢?因为如果我已经付清了死亡的工价,我就会比任何活着的人先到那里,没错。“我这样说,”《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我照主的命令对你们说这话。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阻碍或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神的号要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那已经死了的人有幸能够先复活。我们就是这样知道时候近了,瞧?“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4:15-17;林前15:51-52]
所以,我或死在挪亚的时代,或死在亚伯拉罕的时代,或死在使徒的时代,或两个星期前死的,或现在死的,又有什么差别呢?它会有什么差别呢?在一霎时,眨眼之间,我就到那里了;我只是安息了,直到那个时候。
55

呐,万民都必归顺主。正如雅各在49章所说的,他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主。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论到犹大,说:“万民都必归顺主。”[创49:10]

呐,太多的人正在仰望一个教会、一大群人一起被提上去,一个教会,一个宗派,信某个信条的教会被提上去。不是那样的,根本不是那样。
神召集他的羊群到一起时,万民必聚集;他可能从杰弗逊维尔取去两个,从印第安纳取去两个,从肯塔基取去两个,从密西西比取去两个。他正是这么说的,不是像这些话,但他说:“两个人在田里,”那地方是白天,“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人在床上,”地球的另一边是晚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路17:34-36]瞧?
56

万民不是归顺宗派,成为这里的一群人。它将是一次普世复活的聚集,被提也必同样来到。因为他说:“一个在这更睡了,一个在那更睡了,一直下来到第七更。然后,新郎来的时候,他们所有的人都醒了,每一个人,从《创世记》一路下来到《启示录》。他们每个人都醒了,没错,准备要进去。”

呐,你看,他指明了所有的死人在他降临时必要从坟墓里复活,义人,新妇;在坟墓里睡了的人必在复活时起来。接着,他又指明了在地上还活着的人,将是这里一个,那里一个,不是一小群聚在一起的一帮人,“一个人在田里,不,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在白天,从教会中出来一个,在地球的另一边,“两个人在床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对不对?
57

所以,无论我是在杰弗逊维尔,是在瑞典,还是在别处,都必聚集到基督那里。不管在哪里,都必聚集到大牧人那里,看到吗?以后我们必和复活的人一同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活着的人必从地上的各个地方而来,死了的人,等等,必复活。教会一同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瞧?

他的降临将是普世的;不只是降到路易斯维尔,不只是临到浸信会,长老会信徒。它将是“清心的人必得见神”,复活和聚集必遍布各个地方。
呐,这事什么时候临到?可能今晚,可能明天,可能今年,可能五十年后,可能一百年后,可能另一个千年,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但让我们,你和我,今晚活得好像他今晚就来一样。
58

但是,呐,像你刚才说的,“我要动手术了。”瞧,如果你必须动一次手术,没有足够信心得以释放,只管去做手术吧。

如果我打算买一个……那天,有人过来,写了一张纸条给我,说,是一封了不起的信,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和我妻子一直对神很忠心,我们养育了几个孩子。”又说:“现在,我想知道的是,我们已经……我们攒够了钱,买下了一个农场。”但他说:“我们太爱它了。那里有一道泉水,有一条小溪穿过那个地方。”它在俄勒冈州那边。他说:“我们听说你要来俄勒冈州,我想告诉你我们决定怎么做。我们知道……我们本想把它留给孩子们用,因为他们没有一个是基督徒。我们本想把它留给他们用,因为他们要留在地上,经历大灾难,所以留给他们用,让他们有一点东西,因为我们相信我们会被提。因此,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处理那个,或许你来了,我们就把农场转交给你,瞧?然后,你想怎么处理它,就怎么处理它。”
我回了信,我说:“你为孩子们想得太周到了。”
他说:“晚上我和孩子他妈到那边去。我准备要退休了,我们享受了一段愉快的时光,走过农场,观看泉水,站在那里赞美神。”
我说:“继续那样做,像那样去生活;身体上的或物质上的,只要继续往前,继续往前,直到主再来。看,只要一直留在这里,继续往前,直到主再来。”
计划好了,就去行出来,“若主愿意,若主愿意。若主愿意,我就这样做。”他可能在那个时间之前来。但只要继续往前,像你现在这样,直到……要收拾好你的魂,因为主随时都会来,看,要准备好。你看,因为他可能随时来到你这里,任何一秒,下一次心跳,下一口气;他可能来接你。但无论你想做什么,就继续做,只要是真实、正派、正直的,只管去做。
59

呐,我们知道我们正面临一件事,我知道,你也知道。我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转。你记得大约四年前在芝加哥,有一天,主的灵临到我,我说:“这就是了,复兴结束了,美国已经拒绝了她的机会。”这录在磁带上。“再也没有复兴了。她已经拒绝了最后的机会。”

我要你注意,有谁知道它录在哪一天的磁带呢?我们已经录了,利奥和吉恩已经录了,不久前我在这里听过了。博兹把它登在他的报上。所以,只要看看那以后要发生的事,瞧?复兴已经停止了。
60

那天晚上,我在蓝湖讲到了这个,第二天早上有个人上来,说:“伯兰罕弟兄可能说五旬节派已经是这样了,但我不这么认为。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一直这样说。看,那个可爱的人并不知道他是在吹喇叭的哪一头。看,他不明白,看,他不知道。很热心,没问题,这绝对没问题。

看看四周,他们在做什么?人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复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葛培理,奥洛·罗伯茨和其他人到底出了什么事?在哪里还有复兴?它结束了;烟已经冒完了;种子撒下去了;聚会结束了;火已经灭了(在古代罗马的女灶神庙里,祭坛上的火灭了,商人就回家了)。现在,我们看到复兴没有了,热心并不是复兴。
61

后来,我想起1936年在河边,我想起他所说的。那里发生了什么?你们许多人都知道。我当时还是个小伙子,正在第一次施洗,那时主的天使降下来,站在我所在的地方上面。一些人说:“你没有看见它。”后来科学证明了它是那么回事,瞧,看到吗?

呐,他在那里说了什么话呢?“正如……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预告基督的第一次到来,你的信息要预告他的第二次到来。”
我已经观察到,这信息传遍了地球,传到了全世界。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到处都爆发了复兴。复兴的火到处燃烧,那是我们所知道的最伟大的复兴。但在那之前有什么东西呢?什么也没有。在那之前两个星期,我听到一个人在新阿尔巴尼讲演,说:“人们过去常常相信那种大肆宣传的复兴,就像比利·信德他们那样。我们知道再也不可能有那种复兴了,人们要具体的证据。根本没有这样的事了。”就在他们那样大肆宣传的同一个时候,神发起了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复兴,更多的人得救了:几百万人。
62

统计表明,一个人的信息只持续三年,任何一个,然后他的余生就靠这名望生活,直到神召他去。呐,从基督以来就是这样;他的信息持续三年半。瞧?一路下来都表明了;司布真、诺克斯、加尔文,一路下来都表明了;三年到三年半是一个人事工的极限。余下的……他的蜡烛烧光了,他靠昔日的名望生活。如果他是恶的,作工的果效随着他;如果他是对的,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就是这样。

呐,那是什么意思呢?我一直在这里向这个教会传讲,告诉你们我相信有一位伟大的人要来。我相信并告诉了你们:我相信经文支持说有一位最后教会时代的使者,我相信这个。我等候那个人的出现,我不停地观看着。
63

我看到一个人兴起;我听说了他,一个了不起的人开始轰动起来,我留意他的信息,它是远离圣经的。我看到他飞回到一个角落里。瞧?我观看另一个人兴起,飞到那边,但他没有去到鹰的中间,他留在宗派的乌鸦当中,留在那里,留在他的组织里;另一个人带进了更多的成员等等。我观看它;看见它渐渐消失了。

我想:“神啊,那位要将父亲的信心恢复给儿女的人在哪里呢?那些种子要种在哪里呢?它在哪里呢?要怎么发生呢?”
64

现在,到了这一点上:如果……如果那天降在河边的那个信息,如果是它的话,主的再来就很近了,就要在这里了。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寂静。我不知道;主还没有向我启示,我想知道:“那是主的正式信息吗?那是他要我说的全部信息吗?那是他差来使命的时候吗?那是所有信息吗?如果是,我们真的,真的很近了,比你所想的还近了。如果还不是,那就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寂静。”

65

呐,不久前,有人写信给我,问我说:“如果你不相信教会要经历大灾难时期,那么,《启示录》13章又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藉着羔羊的血和自己的见证得胜呢?”[启12:11]这人问了那个问题,我在想,你知道《启示录》前三章是在教会时代里处理教会的吗?那个是在大灾难时期,不是教会时代;教会在《启示录》第4章已经被提上去了,还没有回来,直到《启示录》19章,她才跟耶稣一起回来。没错,那个是在大灾难时期,跟教会没有一点关系。

66

在圣经中,你们看见这些大事以及所有这些伟大的应许,像所要发生的事,那些事要临到犹太国,不是临到外邦人中间。我相信外邦人将有一次聚集,是藉着这位要来恢复人们信心的人,这是所应许的事。我能明白这个的唯一方式是,因为主说这个信息一结束,地球就要被热火焚烧。趁我们还在这里,让我给你们读一下,看看经上怎么说。

呐,这个天国的小信息,若主愿意,我想可以在下个星期天早上传讲,若是主的旨意。
67

呐,注意这里,这是讲约翰的到来:《玛拉基书》3章。

1万军之耶和华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你们所寻求的主,必忽然进入他的殿;立约的使者,就是你们所仰慕的,快要来到。”
你看到了吗?《玛拉基书》3章。现在看《马太福音》,注意《马太福音》11章,请听这点,第6节。现在我们来读《马太福音》11章,这是耶稣说的。现在我们从11章读起。
1耶稣吩咐完了十二个门徒,就离开那里,往各城去传道教训人。2约翰在监里听见基督所做的事,就打发两个门徒去,3问他说:“那将要来的是你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
看到那个先知他很沮丧吗?他知道有件事要发生,但他不确定在哪里发生,瞧?看,有什么事要发生,“你是他吗?”他以前曾宣告过他。
4耶稣回答说:“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告诉约翰。
5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疯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
6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7他们走的时候,耶稣就对众人讲论约翰(呐,听着。)说:“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要看风吹动的芦苇吗?(不,那不是约翰,约翰毫不妥协。)
8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换句话说,你知道,就是那些翻领、像学者一样的大人物)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那些人亲吻婴孩,给年轻人证婚,埋葬死人,你知道,或者到处去。就是那种人,他不懂得挥舞两刃的剑。瞧?)
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被风吹动的人和衣服吗?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
9你们出去究竟是为什么?是要看先知吗?我告诉你们: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
68

注意,“所说的就是……”现在听着,这是耶稣亲口说的话。

经上记着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所说的就是这个人。
呐,注意《玛拉基书》3章。
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玛拉基书》3章,不是《玛拉基书》4章。)
现在,注意《玛拉基书》4章。
1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那是将要来的大灾难和毁灭,瞧?)
2但向你们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主的到来)。你们必出来……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那就像走出去到草场上,走出去。)
3你们必践踏恶人,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如灰尘在你们脚掌之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69

在另一方面,义人要跟着基督回到地上,必践踏那些灰尘。当你看到这些人狂妄、自大、傲慢、专管闲事,却自称是基督徒,他们不过是灰尘,就是这样。那是圣经说的,瞧?呐,注意。

4你们当记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为以色列众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
5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就在那日之前,主再来之前,以利亚必先来。)
70

好的,记住,是将来的。呐,它不可能是指约翰的到来。他是以利亚,但以利亚要来五次,呐,耶稣(J-e-s-u-s),信心(f-a-i-t-h),恩典(g-r-a-c-e)。你看,五是恩典的数字。以利亚要出现五次:一次是以利亚本人;然后是以利沙;施洗约翰;外邦人末了的那位;以及同摩西一起到犹太人那里的那位。完美的数字,完美的先知,完美的使者,严厉、勇敢。瞧?注意。

5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
6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
71

看,这不是指介绍主的第一次到来,那是约翰;因为地球还未像碎秸那样被烧,义人还未践踏恶人的灰尘。但就在这事发生之前,以利亚要来。他要做什么呢?要把儿女的信心恢复到父亲,圣经原本的信心上。

当我看到一个人出来,我想:“那必定是他,这人兴起来,很有名声;看看他;众教会都将……”他在做什么呢?与圣经相差十万八千里。他在做什么呢?四处游荡,气一放掉,他就掉下来了。瞧?“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否认这信心。”[提后3:5]不相信圣经,所说所坚持的是信条、宗派,所得到的是宗派的儿女;它必要倒塌。他又回到那里去了。
72

那位要到末世教会撒那种子的人在哪里呢?哪里有那个正在成熟,应许给以利亚的种子呢?他的时代一结束,大灾难就进来,焚烧地球。

然后,教会和新妇要回来;当地球被火净化后,新妇和基督要在千禧年里践踏他们的灰尘,他们必在那里作王。从未听到福音的异教徒要在那个时候起来,神的众子要显出来。如果他要作王,必定要有东西让他掌管;他一定得有一个领地。“他们与基督一同作王掌权,”基督用铁杖辖管列国。然后,福音……接着,神的众子显出来,带着与主在地上时所拥有的同样权柄,瞧?在千禧年到来时掌权,瞧?践踏那些灰尘。
73

所以我在注意一件事。它是否很卑微,从我们身边溜过去,而我们错过了它?它是否已经过去,而教会仍留在她的罪里?如果是那样,那么,就比你所想的还近了。如果不是,那么,必有一位要带来一个直接来自圣经的信息,这工作将迅速传遍全地。那些种子将通过报纸、阅读材料传出去,直到神所预定的每个种子都听到它。若不是父吸引他们,就没有一个人会来,凡父所吸引的人,必听到它而前来。那些预定的种子必会听从这道。

74

接着当那事发生时,将有一次聚集;耶稣要显现,教会要那样从地球各个地方而来,和复活的人一同上去。

它会像约翰来的时候那样吗?甚至那些蒙拣选的门徒也不知道。他们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
耶稣说:“他已经来了,你们却不知道。”又说:“他们曾说他们会那样待他,他们也做了。”看,他的信息传得很快。瞧,在整个的以色列,这事却只发生在一、两个小地方,就在耶路撒冷的南面,或在哀嫩的南面,约翰上那里去施洗,就在他给人施洗的河下边,河水完全干了。他只用了六个月,就完整地介绍了弥赛亚的到来。瞧?
75

我们是不是已经错过了某件事呢?它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吗?现在是一次心与心的交谈。就只是今晚,只是对……是的,只是我们在这里交谈。它比你所想的还近了吗?这真的是那天在河边的那个信息吗?它是否已经过去,而人们已经错过了它吗?那是它吗?如果是,那它真的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会是什么时候呢?我不知道,可能是今晚,可能是下一个五十年。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我只是像现在这样继续往前走。瞧,它是什么呢?我正在仰望某件事吗?

76

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搅扰了我一整天。通常我做梦不是很多,但我做了一个梦。

我到各处去,过去当我大声宣扬这个信息时,我会看见这里一个,那里一个,明白了信息。我再回来,大声传讲这信息,然而他们嗤之以鼻,走开了。到底怎么回事?他们犯了罪离开了他们蒙恩的日子吗?最后一个人进来了吗?它结束了吗?我们只是在等候毁灭吗?所有这些爆发的小型战争,只是在为即将发生的什么事在做准备吗?在它发生之前,教会已经走了。
我决不赞同说教会要落在大灾难中。你要是把原型拿走,还怎么会有预表呢?瞧?挪亚在第一滴雨降下来之前就已经进入方舟了。罗得在火未降下来之前就已经逃出所多玛了,瞧?耶稣说:“那些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教会不需要受到审判,它已经在基督里了。
我们所需要的是圣徒的完全;圣徒不明白,瞧?他们变得……他们不知道要怎么去想,瞧?呐,我们……
如果那是对的……如果不是,某件事很快就会来;必有一个爆炸。我正在观察,我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转。
77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讲完就结束),我做了一个梦,特奇怪。

我躺在那里正跟我妻子说话,说到要来的……我们正在祷告。有个人,是老达拉斯,打电话来,说他耳朵里堵了什么东西,我就进去。他在流血,必须赶到医生那里。我进去祷告,圣灵说:“那没事了。”瞧?
他来了,没事了。医生说:“瞧,我原以为你要去做……”又说:“你伤到了耳朵的鼓膜,破裂了,血从里面流出来,就是这样。”第二次我们回去时,他没有再说耳朵的事,不知道是为什么,瞧?没有感染,什么也没有,瞧?
所以,有人打电话来,我进去房间祷告。大约是过了一天,他们打来电话,说:“都好了,很不错,一直都很好。”
78

我正跟妻子说话;我说:“亲爱的,将近一年零四个月,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说……我们正在谈论迁移。我说:“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站着,我在徘徊,我们岂是在仰望……那是神的一个大先知要出现,揭开这事吗?它会公开显明吗?”我想:“那是违背经文的,因为他是在你想不到的时候来的。”[太24:44]瞧?我又想:“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们是不是已经错过了?”我想:“我不想只是在这房子周围瞎转,”我想,希望这点没有被录下来;如果录了,就把这段剪掉或把它搁在一边,瞧?呐,他说,如果……我说:“如果这就是了,我们就比所想的还近了。”

79

有一件事要发生,或者有一件事现在要发生在我身上。我不明白,如果没有别的事要做,我那天坐在那张凳子上时,为什么他不让我去。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去呢?发生了什么?还有别的事要做吗?我想:“那么,如果那是我的信息,人们就会对它嗤之以鼻的。”

后来,有件事召我到国外的事工场上;我听到海外的呼召,是从各个地方来的。
80

那天,信件来了,里格尔弟兄写了一本关于德班聚会的书。他说:“那聚会是无与伦比的;非洲从未发生过那样的震撼。一夜的工夫,非洲这片黑暗的土地发生了震撼,是他们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没错,发生在异教徒当中。

我往下看到那里,看到那些可怜的黑人,宝贵的人,看到那些人恶待他们的样子比待奴隶还甚。我看到在那里做工的一个小男孩,我说……那个男孩……你们女人卖力地干两、三天的活,都还不如他一天干的多。他就睡在外面破洗衣房里的一个草垫子上(大约四英尺长,四英尺宽),缩在那里睡觉。他一个月挣一英镑,就是两块八美元。他连桌子上的残羹都吃不到;只有一桶稀粥,三分之一是早餐,三分之一是午餐,三分之一作那天晚上的晚餐。他一直工作到十点、十一点或十二点;次日早上起来又要照顾孩子,做别的事,要擦洗台阶,擦老板的车。那个肥头大耳当妈的却什么也不做,只是坐在那里,敲敲指甲,喝茶;懒惰,什么也不是。
那个可怜的男孩必须像牛马一样干活。他得了咳嗽,看上去好像要感冒了,这样“咳咳咳”。有一天,我往那边看,我说:“你家不是有个小男孩吗?为什么不带他来聚会呢?”
81

“他是个卡非尔人。”[原注:磁带有空白。]意思就是“劣种”。难怪他们对那种叫法会气炸了,我也会的。那个人是我的弟兄,就是这样。他不是奴隶,他的肤色跟这没有一点关系,他是我的弟兄,他是像那样的人。

我走出去,我叫他:“多马。”那男孩会说三种语言。我说:“多马?”
他转过身来,双膝跪下,举起手,说:“是的,主人。”
我说:“起来。我不是你的主人;我是你的弟兄。”我搂着他。他像那样看着我,大颗的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我说:“多马。”
圣灵来了,出现了一个异象,我便告诉他某件事。他说:“是的,主人,那是真的。真的是那样。”
我说:“多马,咳嗽离开你了;你永远不会再有了。”他就不咳了。
人们把钱塞到我口袋里;我大约有一百八十多英镑的纸钞(一英镑合两块八美元)。我不敢把钱给他,怕老板会发现他有钱,会以为他偷了钱,然后就会把他打死。后来我对那老板说,我说:“我喜爱那个孩子,让我给他一些钱。”
“哦,不,不。你会宠坏他的。”
我说:“你已经够被宠坏了,瞧?你躺在这里做什么呢?什么也没做。那个孩子干了所有的活,你却让他饿得半死。他有一个守寡的母亲和患病的姐姐,而你却让他一个月挣两块八美元。”我说:“有一天,你要收这恶果的。这里有两百万白人,有将近一亿的黑人。你们将来会有暴动的。”
他说:“这里发生的事,你不要在美国说。”
我说:“谁要吩咐我保持沉默呢?只有神。”又说:“人们那样受虐待,难怪他们得了综合症。”[原注:磁带有空白。]就是这样。我要替他们说话。
82

一天,几个传道人,他们穿着翻领的衣服,留着小胡子,来到罗德西亚。一个新手的飞行员载着我飞进一场热带风暴中,飞了两英里高,我好像在高空中左右翻腾;不知道飞机是不是倒了过来,翻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它……我们不知道是往上还是往下。最后飞机载我们穿过了暴风雨。我们下飞机时,我的胃难受极了。

那几个传道人,五旬节派的传道人,上了车,开车送我到了比勒陀利亚。我从罗德西亚南部下来,然后到了那里,终归还是病了。巴克斯特弟兄坐在那里,病了;比利·保罗,也病了。我们开车穿过了一些隔离房屋;若有黑人做了某件事,犯了罪,冒犯了部落,就必须离开部落,来到这个地方。人们不让他们进城,所以他们就住在铁皮屋下,或其它能住的地方,非常脏;这些事是真的。
83

他们经过那里,我看见那里有一个牌,写着:“每小时二十英里。”那些人开到每小时六十英里。那些可怜的母亲跑到路上抓住小孩子、小娃娃,他们赤着身在路外面跑,从两岁到五、六岁不等。母亲抱起那些小家伙,尖叫起来。有一次他差点把四个孩子给撞死。

我拍着他的肩膀,我说:“嗨,你是怎么搞的?”
他转过头,说:“你说什么?”
我说:“我说:’你怎么搞的?’车开慢一点。”
他说:“我们得到命令,要准时赶到那里。”
我说:“我给你命令:停下来!”他说……我说:“难道你对那些人毫无感觉吗?”
“什么人?”
我说:“路上的那些小孩,你差点要辗过去了。”
他说:“那些是卡非尔人。”
我说:“你该感到羞耻!还称自己是基督徒?”我说:“难道你不知道?如果你撞死了她的孩子,那位母亲会同样心疼她的孩子,就像你妈妈心疼你一样!”我说:“她可能没知识没学问,但一位母亲的爱会为孩子而哭喊。你无权做那样的事,你自称是……”我说:“再说,那个牌上写着每小时二十英里;我的圣经说:’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太22:21]他低下了头。我说:“你把车慢下来,每小时开二十英里;要善待那些人,好像他们是你的弟兄一样。”我说:“你做那样的事,真该感到羞耻。”哦,他们脸胀得就像吃了个大铅弹的青蛙;但我才不管呢,反正我是把话说了,敲打他们一下。
我们去到那儿,那些人知道我是为他们来的,要带给他们福音的信息。神……
他们来到那里,人都混在一起,把白人安排在一边,黑人……黑人在那边。我甚至一句话都还没对他们讲,圣灵就去到那边,从人们中间叫出病人、受苦的和残疾的人,医好了他们,却让这帮人自卑地坐在那里。这表明神多么眷顾心里谦卑的人。
84

呐,那是一个还没有接受这信息的人,他写了那本书。

现在,我该做什么呢?问题是,我该做什么呢?我需要回到那里吗?呐,如果神是呼召我传福音,那么,我不可能同时是他的先见又是传福音的。你只是……职分不会混杂;我只是……我是在跟空气斗拳。如果我是传福音的,我就应该是传福音的。如果我是主的先见,我就得躲到山里什么地方,留在那里:没有教会,没有会众,直到从主那里听到声音;然后坚定地走出来,把它传出去,然后再同样地走回去,瞧?其中要有一件,还不确定,要衡量一下。或者对我来说,这三件中的其中一件已经结束了。要么这信息已经结束,要么我必须去做两件事中的其中一件。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85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要去聚会,我从未见过那样一群人。据我所能看到的,他们好像聚集在一个大运动场里。有个人跟在我后面,不是比利,他带我下去。我一直在房间里祷告,当时正处在恩膏下(他们是这样叫的),你便明白了,好像换挡,我能感觉到它所挂的挡就是辨别的恩赐。在下去的路上,这个人开始跟我说话,他一说话,辨别的恩赐就离开了。我感觉不到它,然后,我竭力要把自己拉回到它里面,却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然后我就累了。

他们开车过去的时候,我开始看着人群。看的时候,我说:“瞧,我头脑里有一个主题,我知道那些组织和他们是怎样待那些人,所以,我要那样尽我所能地对他们传讲那个福音。”当我走到台上时,那个也离开了我。
我站在那里,没有辨别的恩赐,没有一个信息;然而人们还在等着。我说:“我该做什么呢?”
有声音说:“继续走,继续走,”瞧?当我到达那里,就会有供应,“只要继续走下去。”瞧?于是我就在台上了。然后就醒了。
86

这可能是因为我在想那些事,我就做了这样的梦,可能是那样,也可能这梦是属灵的,我不知道。我没有得到梦的讲解;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我无法告诉你,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无论是什么,我正处在某处的十字路口,瞧?有个东西,在某处有个东西。

我可以说一件事,我太被人误解了;或者说这条路,它或是这条路或是那条路;一个从这边找到路,但它是这样的:你就着某件事直接说到了某一点,一个是这样听的;所以他去告诉另一个,偏了一点,下一个又偏了一点,再下一个又偏了一点,最后就完全乱了套。另一个人是那样听的;他就往这边,往那边,往这边走。看,你就走远了。在外面的聚会等等就是这样,当时你正真正讲到了要点。呐,选民会听到那个要点,就得到了它。他们知道,因为我说的正是那样的意思,瞧?就是信息,绝对是的。
87

呐,这就是我所说的,看起来这误解越来越多,没有停过。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撒了该撒的所有种子吗?时间很近了吗?这位伟大的使者此刻就要登场了吗?主的再来很近了吗?它正在呼召离开这片土地到别的土地吗?主已经呼召我不做传福音的工作吗?

你们记得,我把这个讲给我妻子听。你们许多人在书上……那天,我把那块房角石立在那里,大约三十年前,就在那个角落,在那里写着……那天早上,主把我叫醒后,我坐在房间里;甚至在我结婚之前或什么的,还只是个年轻传道人。他说:“做一个传福音的人做的工作。”“你不是传福音的,但要做一个传福音的人做的工作,”给我引用了一处经文。当我查考,看见那两棵树,从这里折下一根枝子:一神论和三位一体论。我从没有冒犯他们;我那样栽种它们。接着,他看见果子落在我手里,就领我到各各他。呐,听着!他说:“你从这异象出来后,去读《提摩太后书》4章,《提摩太后书》4章。”
88

我独自坐在房间里,甚至不知道那是一个异象;那时我还不知道怎么叫它。那天,我把作根基的房角石立在那里。写下了经文,就放在那块房角石上,它写着:

做一个传福音的人做的工作,全力证明你的事工。[译注:此处按照英文钦定本直译。]
3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
4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那是一神论和三位一体论;他们错过了)。
呐,他从未说:“你是传福音的。”他说:“做一个传福音的人做的工作。”瞧?呐,时间到了吗?我还要继续讲吗?或者是时候要做别的事?这点我不知道。
89

这就是我跟你们谈心的内容。我现在超过时间了,该让你们走了,很抱歉留你们这么久。

但是,若主愿意,博兹弟兄下个星期天来之前,星期天早上我会过来,传讲“傍晚时分的传福音事工”这个题目或类似的题目,瞧?如果你没问题的话,牧师。[原注:内维尔弟兄说:“很好,赞美神!”]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早上。我本想今晚讲那个,本想找其它时间做一次谈心,但这样做我觉得更好,或许,瞧?如果那是主的旨意。
90

我为你们祷告;你们也为我祷告。不要只是说:“伯兰罕弟兄,我会的;”你要去作,瞧?我依靠那个,我是那个需要代祷的人。如果他要把我铲到哪里……记住,我是人,我不是神。我只是个人,跟你们一样,尽力寻求神的旨意,叫我可以行在其中。没有人知道,除非……“那缺乏智慧的,就当寻求神。”[雅1:5]这正是我在做的,寻求神。作为我的教会,作为一次谈心,我就把这点说给你们听。我们处在哪里了?我们站在哪里了?我们生活在什么时刻了?我们在末世了,我相信;我相信我们正处在末了了。

呐,它可以往这边转或往那边转。所以你们……要么是我的工作完成了,要么是被呼召到远方的宣教场,要么是他将使我成为传福音的或先见。这其中一件必要实现,因为我处在尽头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甚至在这些聚会中,我也在接近它们。我一直在祷告,我说:“主啊,我不想再像以往那样去做了。我想像以往那样去接近它;我要回去做那传福音的工作,直到你给我那个呼召,去做我本该做的事。”
91

呐,我已经在各处撒了种,磁带已经传到全世界;我的信息已经传遍世界;所有的教会都知道了,各个地方;凡是父所拣选的,他必呼召,瞧?

现在,这看上去好像对他们是一个冒犯。哦,他们不想跟这有任何关系;是的,先生。我还要继续为病人祷告,传讲这方面的简单信息,明白圣灵引导我的方式。我心里想要做的就是这个,直到他呼召我做别的。因为人若不明白神要他做什么,没有认清自己所处的地位,他就不知道要怎么做。
我不想只是呆在房子里,这信息在我心里。人们正在死亡,离道反教,离世进入永恒。我能做什么呢?让我尽可能在各处传讲这信息,讲论主耶稣的事,直到他改变那个位置。你们为我祷告,我也为你们祷告;希望你们那样做。
92

呐,记住星期三晚上的祷告会,星期五晚上是弟兄的聚会,是在这里吗?我可能会下来见你们大家;我跟你们说过我会来,星期五晚上来见你们。好的,那么,星期天早上,若主愿意,我要传讲“傍晚时分的传福音事工”,若主愿意,也可能改变,我不知道。但这些是我现在能够想到的;这类传福音的人必出现在傍晚的时分。接着,星期天晚上看博兹弟兄的电影,现在记住了。请为我们祷告,因为下个星期,若主愿意,我们要进入收割的事工场。

你爱他吗?阿们! 你愿意事奉他吗?阿们! 你相信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他是父,阿们! 他是子,阿们! 他是圣灵,阿们!阿们!阿们! 继续再唱。阿们!阿们!阿们!阿们!阿们! 你爱他吗?阿们! 他要来了吗?阿们! 你准备好了吗?阿们!阿们!阿们!
可能是今晚,你准备好了吗?阿们! 在早上,你准备好了吗?阿们! 任何时候,你准备好了吗?阿们!阿们!阿们! 继续再唱。阿们! 呼喊吧!阿们! 祷告吧!阿们!阿们!阿们! 主耶稣,来吧!阿们! 让你的教会准备好,阿们! 我们正在做准备,阿们!阿们!阿们! 想见我母亲,阿们! 想见我父亲,阿们! 我想见我的救主,阿们!阿们!阿们! 哦,你爱他吗?阿们! 你愿意事奉他吗?阿们! 你爱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93

我们的天父,这是我们一首“阿们”的小短歌。我们喜爱你的教导,我们都说“阿们”。我们喜爱圣灵,“阿们!”我们相信他要来了,“阿们!”你在你的圣经中所说的每个字,主啊,我们都对它说“阿们”。我们相信它的每个字,尽我们所知道的来教导,照着它所写的方式,每个标点,每个连字符,所有一切,每个逗号,照着它所写的方式,尽我们所知道的。

哦,神啊,恢复我们,主。把我们所渴望的极大满足赐给我们,就是有一天,我们要听见天使的声音,他们在空中要高声合唱“哈利路亚!”耶稣要在那边显现,教会要被提上去。
不信的人会纳闷:“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去了哪里?”神啊,他们不会明白,他们甚至看不见他。但教会必看见他,就是那些被呼召出来,蒙拣选,重生的人;他们就消失了。人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了,只知道他们失踪了。他们将与他们的主在一起。
在那个时候,主啊,人被撇在地上,知道救恩的时候已过,永不再有救赎了,这将是一件何等可怕的事?圣经说:“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不洁的,叫他仍旧不洁。”[启22:11]哦,那将是何等的时刻啊!
94

主啊,愿我们现在就预备好;父啊,只要我们预备好迎见你,天天预备我们的心,那时刻将是何等的美妙!如果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跌倒了,就像这个可怜的人今天在这个问题上写的,他们当知道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1:7]。那个人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主。他们又饥又渴,想要回到圣灵的交通中。主啊,请带他们上来,使他们升起来,高过这个乌云密布、阴沉的世界:在上面,那里阳光能再次照亮他们的灵魂。他们已经掉到了乌云的水平线下,掉进了粪堆中,掉进了那个罪里。但他们曾经住在上面的阳光中,他们想要再回来,主。今晚请把他们领回来,主啊。这里若有人从未见证到过上面,也知道……

地上的所有这些导弹等,完全是照着你的道所说的,并且事情一定要这样发生。我们看到教会世界是怎样行事;我们看到这日子就像挪亚的日子,就像所多玛的日子,跟耶稣说要发生的事一模一样:海啸,女人走路和穿戴的样式,如何爱管闲事,像她们那样行走,俏步徐行,扭来扭去,注重……正如先知所说的;正如但以理所说的:“铁与泥不能相合。”[但2:43]哦,每件事都在应验,主啊。我们正处在末世了;影子已经投下了,主。红灯正在闪烁,铃声也在响起。
95

神啊,让你的百姓晓得,不久,那位脚踏地踏海的天使将要举起手,说:“不再有时日了。”[启10:1-6]

哦,失丧者要听到他们的结局, 必要大大痛哭哀号; 他们要对岩石大山哭喊, 他们要祷告,但祷告已经太迟了。
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主啊,求你应允。
愿被提的那天,这里没有一个人错过;愿我们大大地被神的爱和神的灵充满,直到圣灵把我们和等候的人一同取走,或者我们要安息在我们的福分里。正如你对但以理说的:“但以理啊,你且去等候,因为你必安歇。到了那日,你必起来,享受你的福分。”[但12:13]
神啊,你说:“那使多人从罪恶归向公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但12:3]何等的一个日子!但恶人必归于毁灭。神啊,求你使人意识到他们今生的位置,叫他们可以转向那位义者,免得永远太迟了。父啊,求你应允。
96

现在,我们低头一会儿,做结束的祷告,有人想要被记念吗?请说:“伯兰罕弟兄,我举起了手,不是向你,而是向神。愿神怜悯我,那天我要在场,在羔羊的血里洗净。”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你,你,有很多手。

天父,神啊,祝福每个人,每一个人。你看见了他们的手,你知道他们的心。主啊,我们晓得,某件事就要发生了。这世界知道它;他们在演唱,电视里满了那些神经病一样的笑话和歌曲。他们正在做什么呢?就像一个小男孩在黑暗中吹着口哨,经过墓地,怕得要死,就用吹口哨来放松他的神经,他只是在愚弄自己。这个国家也是这样,嘻嘻哈哈,开玩笑;正如经上说的,时候要到,他们必会这样做,“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末世怎样有讥诮者和嘲笑者起来,这些事怎样出现在末世,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有敬虔的外貌,却偏离真理;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
97

神啊,唤醒人们。让他们晓得现在他们就能得到保障,他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当我们接受基督,圣灵,我们就已经升到世界之上了。我们知道我们已经与他一同复活,只是在等候那个改变,在那里,死亡要在这必死的领域里止息,在我们这必死生命的五官上运转的这些小轮子都要被救赎。神啊,那时我们必有一个像他一样的身体,必与他一同永恒地活着,在那个伟大的应许之地,拥有那个证据。

主啊,不要让一个人错过它;那些举起手的人,愿他们今晚涌进神的国度。也许他们回家的时候,丈夫会对妻子说:“亲爱的,今晚有个东西临到了我;”或妻子对丈夫说:“亲爱的,我觉得真奇特。”“是的,亲爱的,让我们跪在床边,我们以前从未这样做过,但今晚让我们来祷告。让我们求神怜悯我们,聚集我们。我爱你,亲爱的。”
98

还有,男的对女的说,而且他们彼此多么相爱,“我要跟你一同在天堂,我不要错过它。有一天,当我们欢然回家,我要挽着你的手臂散步,穿过那宏伟的走廊和永恒的花园,那里羊羔和狮子躺在一起,狼和母牛也躺在一起。再也没有死亡,没有痛苦。我们散步经过那里,听到空中充满了天使的圣歌,我们上面都是合唱;当天使欢迎我们回家时,我要与你同在那里,亲爱的;我爱你。或许你老了,但我还记得结婚时的你,你的美貌容颜。”“还有你,我也记得你,亲爱的,当时你是个英俊的年轻人。”

99

这一切都要被恢复,他曾经画下了你的美貌容颜,在他的头脑里已经画好了素描。在那边他会再次把它画出来,是永远不会褪色的。神啊,让人们知道这不是一个神秘的梦,而是真理,神的圣灵在这里做见证。他的道历代以来都讲到它。让我们回头看看,读一下我们的历史。任何在地上有所成就的人都是男子汉,都是敬畏神的人,甚至我们的总统,像华盛顿、林肯等等,约书亚们,摩西们,那些人;世上的伟人都是相信那个的男子汉,用他们的见证封上了印,在那边等候那个复活。我们有了复活初熟的果子,就是这凭据。

现在,我藉着祷告祈求你接受这些人的祷告,领他们进入神的国。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00

神祝福你们,丰丰富富地怜悯你们,使他的脸光照你们,保守你们,以天上一切的福气祝福你们。

呐,我这样说,不是残酷,乃是出于爱。我祈求,你们还不认识主的,愿你们的枕头变得坚硬,以至你再也睡不着;你吃的食物变得难吃,以至你再也吃不下;直到你走出去,站在什么地方的边上,说:“主啊,请怜悯我。”这不是希望你出什么事,而是为了你的益处,弟兄姐妹。我只是祈求,它会那样临到你。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愿主话语常指引你, 死亡波涛不能伤你,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101

呐,照着以往的做法,让我们现在跟他人握手。[原注:在唱以下三段副歌的时候,伯兰罕弟兄跟会众握手。]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102

你们记得我们过去常唱那些歌吗?这一首我们很多年前也常唱过;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还有人记得,当时我们常在这里拉着手围着一个旧炉子唱,地板上都是泥土。你们还记得吗?我们唱。

我们正迈向锡安, 美丽、美丽的锡安。 我们正迈向锡安, 那座神美丽的城。
你们知道,在千禧年锡安城将是什么样的吗?必有一道光照在锡安城,它是白昼烈日下的阴凉,是夜晚的光,因为那里没有黑夜。哦!
锡安地出产千倍圣洁的甘甜。 我们到达天上宝座前, 我们到达天上宝座前, 或走在黄金街道, 或走在黄金街道。
现在大家一起唱:
我们正迈向锡安, 哦,美丽、美丽的锡安; 我们正迈向锡安, 那座神美丽的城。
103

我真喜爱那些歌,我觉得太美了。呐,你们不喜欢以前那些歌吗?我想,它比今天那些乱七八糟也叫作歌的东西好太多了。我真喜爱那些歌。过去我在教会里常唱一首老歌,你们记得吗?

空处,空处,有空处, 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
哦,这些好听的老歌,我相信写这些歌的人,笔是被圣灵引导的。
我愿与主亲近,更加亲近, 纵然被钉十架,高挂我身。
104

查尔斯·卫斯理和那些写了这类歌曲的伟大作者,那些诗人;太美了;我想它们太美了。过去我们常常……记得这个。

哦,以色列地,以色列美地, 我站在最高的山峰, 我眺望海对面, 那里有宫殿为我预备。
记得第一次吗?主的天使显现在河上,我们正在唱:
我站在浪涛翻滚的约旦河边, 投上盼望的目光, 向往迦南美丽快乐的土地, 我的产业尽在那里。 我必定要到应许之地, 我必定要到应许之地; 谁要来和我一同去? 我必定要到应许之地。
105

我们正在唱这首歌,一个声音从天空呼啸而来,那个伟大的火柱盘旋着,降在这里,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预告基督的第一次到来,你有一个信息要预告他的第二次到来。”

看看它传到了哪儿;那是三十一年前。看看从那时候它传到了哪儿,全世界掀起了复兴的火。现在我们看到它冷下来了;时候近了。
现在,我们低下头,请记住所有的通知。
群羊的大牧人,我们盼望看见他有一天再来,我们的心仰望看见他的那个时刻。有一天,你坐在山上,教导你的门徒,你说:“你们要这样祷告,”[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一齐祷告。]
9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10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11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12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13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106

圣经说:“他们唱了诗,就出去。”[可14:26]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喜乐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这听起来不是很美吗?再慢慢唱一遍,不同地方的人,我们边听边唱。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瞧?)尊敬他为王中王。
哦,这歌不是很美吗?我们唱看看。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火箭, 每逢试探扰你心灵,呼吸这名在心间,(瞧?)
哦,宝贵名!我们来唱。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火箭, 每逢试探扰你心灵,呼吸这名在心间,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我们低下头,我们的牧师要做祷告,解散会众。神祝福你,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