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519 交通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让我们低头。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来就近你,主啊,在这交通的时刻,我们为着耶稣基督的宝血和这交通的时刻而感谢你。

主啊,现在我面前摆放着一些被送到大会这里来的手帕;它代表那些有需要的人。圣经告诉我们,他们从圣徒保罗身上拿了手帕和围裙,污秽的灵就离开了他们,病人便得了医治。我们晓得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你仍是一样的神。今天你预备了一条路,因为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祈求你医治这些人。
2

也许正如一位作者说的,当以色列人被死海挡住了去应许之地的路时,神用忿怒的眼睛透过火柱俯看,海就惧怕,往后翻滚,以色列就继续启程了。神啊,我祈求,当这些手帕被放在病人的身上时,愿神俯看,不但是透过火柱看,而且是透过他自己儿子的宝血看,愿疾病退后,为基督医治的大能让路。

主啊,请祝福今晚要结束的这次大会。我们祈求你以一种伟大的方式来造访我们,正如你一直所行的,将你的祝福赐给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3

主祝福大家。我被卡尔森弟兄刚才给我的称赞大大感动了。我多么想花点时间讲一些有关那方面的事。但我知道你们是……今天以及这大会从头到尾,已经讲了很多道,有很多了不起的传道人跟你们讲过道了。我欣赏他们所有人的讲道。我知道你们现在累了,你们过一会儿就要回家,也许明天要去到你们的教会。我不想占用你们太多的时间。但卡尔森弟兄刚才用一段高贵的陈述……

4

昨晚我离开这里时,我拥抱了约瑟。我说:“我出了什么问题?”那天我问我妻子:“我是个疯子吗?”我忍不住说那些事。我里面有一个推动力在驱使着,我忍不住。它是一样东西,是……我环顾四周,看着教会。

今天下午在我所呆的汽车旅馆里,有一群喝醉酒的人走进来,那些女人、祖母穿着短裙,穿着不道德,喝酒、抽烟。我想:“神啊,为什么我要以这种方式对我的姐妹说话,我不想说那些事,但为什么我要那么做呢,你瞧瞧?”
非常的甜美,不是一个听得见的声音,而是我里面有声音说:“我不想要我的孩子看上去像那样。”就是这样,瞧?你们是不同的人。当我看到、听到主在我心里面说:“不想要我的孩子……”这使我好多了。“我爱教会……”我爱教会。那是基督受死的目的,就是为了教会。我相信教会。但一些发生在教会里的事,当你不断地讲道反对这些事时,把道摆出来;然后看到教会仍然在那些事上继续纠缠,那是……
5

瞧,老实说,我知道我被人冠以各种称谓,从天使长到魔鬼。我是你们的弟兄;我是你们的弟兄。可能有人说了有关我的那些事。对那些说法,我无能为力。我必须要诚实。我想要像保罗一样说:“我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当我还是孩童时,异象就临到我。从那以后,主做工……我就对神有信心,对基督有信心。

6

几个星期前,哦,是上次我在芝加哥,我跟基督徒商人会聚会,跟城市附近的不同传道人有过一个小插曲。我要在传道人聚会上作闭幕演讲,在聚会的最后部分。我正在准备一顿属灵美食大餐,我想我可以这样叫它。

一个晚上,大约在事发前三、四个晚上,我在宾馆房间里。闪电划过,暴风雨降临。我刚聚会完回来;大约是凌晨一点。主说:“去窗户边。”那道光照在房间里,你们有它的照片,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说:“走到窗户边,站在那第三根玻璃板旁。”
7

我站在那里,朝外面观看。他说:“他们为你设了一个圈套。但你不要担心,我必与你同在。告诉这里的卡尔森弟兄和跟他在一起的另一个人即汤米·希克斯;他们得不到他们计划要的那个礼堂。将会在另一个有棕色房间的地方。当他们进来时,会有一个黑人坐在你左边。”他接着指给我看每一个人将会坐在哪里。他说:“呐,告诉他们这事。明天吃早餐你会遇见卡尔森先生。”他就坐在这里。

在房间里,圣灵描述了每一细节。那次聚会,他们想要举行聚会的地方被取消了。他们不得不找另一个房间。当他们都进来时,每个人都刚好坐在他们的位置上。卡尔森弟兄在那里。他什么都没说,一切都是对的,完全正确的。
我对传道人协会说:“我知道你们反对我什么,是关于我对基督的教导。呐,我听你们介绍自己是某某博士、某某博士。我甚至没有受过小学教育。但我要你们所有说那个教导错了的人,若是博士,请你拿圣经上来这里,当着这些传道人的面站在我旁边;不然从此就站到我后边去,”瞧?是的。“如果它对你来说是一张饭票,就不要跟我讨论这事。我有一件事:那就是讨基督和他的道的喜悦,这是我生命的目的。”
8

朋友们,当你爱人们,而又不得不把他们切成碎片时,那是不容易的。你不是有意要那样做。但一个要靠启示讲道的人怎么能传讲别的事,而不说启示所临到的事呢?如果我说任何违背道的东西,你们就要提请我注意。

当然,许多时候在人们中间,我在外面的大会圈子里,我不讲别的,只讲基要的、传福音的重要教义。有时候,我想要传道反对罪恶,斥责我看到的人们在做的事,想要像世人一样生活却仍然假装是基督徒。那是教会曾经拥有的最大的绊脚石,就是像那样的事。我们要么在里面,要么在外面。当我们不是某样东西时,我们决不该假装是。所以,这使得事情非常艰难。
9

不久前,一个朋友写了一封信给我。有个人站在这位朋友旁边,说:“伯兰罕弟兄在恩膏下的时候是一位先知。”但又说:“不要听他的教导,那是错的。”

呐,你能想象一个人说那样的话吗?一位先知?哦,那是主的道所临到的人。他们有……他们是唯一拥有这道的解释的人。我不是先知。我没有宣称是任何先知。但我说……如果……如果有人不想承认神的道是对的,那我们怎么裁剪自己都没有用。
我们不能裁剪自己的……我们必须裁剪自己来跟神的道相配。我们不能裁剪自己的……不能裁剪神的道来跟我们所认为的相配。我们必须持守在道里。
不久前,有人来,说:“你所相信的这个教义、这件事,如果主的天使那样告诉你,我们就会相信。”一群传道人。
我说:“主的天使?如果他说不同的事,我就不必相信他。”
10

你怎么能把自己奠基在一个经历或某个感觉上呢?魔鬼可以模仿你所能出现的任何感觉。我见过所有这样的事。我见过人们……我见过异教徒跳灵舞,说方言,喝人头盖骨里的血,求告魔鬼。我见过人们叫喊,去到……回教徒把碎片穿过他们的手指,甚至他们都感觉不到;拿一根长矛,像那样穿过他们的脸,叫喊,尖叫,赞美他们的神。你称那个是神吗?我见过他们把鱼钩扎遍全身,像那样挂着水球,像那样走过十五英尺深、四英尺宽的火,身上一点被火烧焦的痕迹都没有,甚至没有烧过的气味。你称那个是神吗?当然不是。神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仍然是神。我们要怎么判断呢?

11

我自己的妈妈不久前去天国了;她说:“比利,你一直是我属灵上的支柱,你照顾我,确保我不挨饿。”

我说:“妈妈。”我们有天主教的背景。我们作为爱尔兰人知道这点。我说:“当我是个年轻人,还没有感觉到神的呼召时,我们不去教会,我们没有一个人去,我想在我成年之前,我一生从未去过教会。我说……我去到天主教会,他们说:’我们是教会。’我下去路德派,他们说:’我们是教会。’去到浸信会,’我们是教会。’”
瞧,哪个才是教会呢?有九百多个教派。没有人能把信心奠基在那个上;没有人能把信心奠基在一个感觉上。只有一个是对的,那就是神的道。“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12

夏娃只是错解了,或说撒但只是向夏娃错解了神话语的一丁点,只是一小点,就导致了这一切麻烦,对吗?每个死亡,每个……每个婴孩,每个脑积水的婴孩,每个残疾的人,每个……每个死亡,每座墓地,这一切都是因着一个人的一点点扭曲,误信神的道。如果神当时都没有让他过关,更何况是现在呢?我们要回到这道上,或者我们根本就回不去。没错。

所以,亲爱的人,可爱的人,你可以想象,站在上面,不用思虑你要说什么,看到圣灵抨击那些事,然而,主与你们同在,看到他来显明这些事,那是何等大的安慰啊!我可以拿……有人认为我是个算命的、占卜的,你知道那正是他们处死耶稣的理由吗?就是这件事,因为耶稣看出了他们的意念等等。
13

如果昨晚我在这里读出人的意念,我就会有这样的……如果圣灵允许我昨晚说出正在发生的这些事,你们就会把我扔出这个地区的。人们拍拍你后背,说:“弟兄,”却认为你是个算命的。你不认为我知道这点吗?我不可能拥有神的灵却不知道这点。“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明白我的意思吗?让我们祷告。

14

天父,现在让圣灵用下面的这些话对我们说话。神啊,我祈求,当审判的日子没有一个人漏掉,我们都要在那里,所有的人都被神儿子的宝血遮盖。赦免我们的过犯。我们听到一次你在教导我们祷告的时候,你说,你讲到了这点:“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然后你停住了,说:“你们若不从心里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6:15]所以,我们看到我们所处的位置。

神啊,我希望能活着看见这日子,即我能看到永生神的教会像基督的一支大军一样排好队,都被宝血遮盖,每个弟兄姐妹作为一个圣徒,在神话语的大能中前进。你说,蝻子、蝗虫、蚂蚱所吃的,你必补还。主啊,我相信你必补还。我确信你必补还,我希望在我的时代看到。如果没有,我也要撒播你道的种子。当圣灵降临时,它必……我们知道义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浇灌麦子的同样的雨也浇灌杂草。
但是父神啊,让我们在自己的一生里只撒播神真正的种子。这样,当圣灵来降在它上面,它必长出耶稣基督的产品,也就是基督的儿女。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5

愿神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大家。愿我的祝福与你们同在,我的平安归于你们。我不……我希望并相信有一天在另一个……如果在这地上不再见面,在要来的那片地上,当我们被召去面见基督时,号筒要吹响,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复活,我们要作为一个大联合体去见主。

我只想讲……我这里有一块手表,我可以设定,把时间定为三十分钟整,刚好是十点整。若神愿意,那时我就会讲完。就占用你们一会儿的时间,你们是否可以省出时间来,就一会儿。
16

呐,明天下午,对你们从芝加哥来的人来说,把你们的病人和受苦痛的人带来。明天下午在马瑟高中,会有一场医治聚会。卡尔森弟兄,没问题,是吧?我问了约瑟弟兄是不是没问题,他确信是没问题的,所以,就没问题了。接着,星期一是为约瑟弟兄的宣教聚会,我们大家所爱的这个仁慈的小伙子。

刚才在这里跟一位弟兄说……我相信那次他带我到艾格里弟兄那里,艾格里……当时我收到他一封非常尖锐的信,主给了我们那些了不起的话。我想,也许有四十个或更多的人在那里的路德学院领受了圣灵。你能想象那样的事吗?但当他到了……他以为那是一个被占卜者改进过的东西。但当他足够诚实,安稳在神的道上,圣灵就临到了他。那就截然不同了。
17

呐,我要从《约翰福音》1章读,哦,不是《约翰福音》,对不起,是《约翰一书》1章,1章7节。我们大家都来读这节。

7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我想在“交通”这个思想上讲一会儿。在这次大会上,我们都知道大会是一段交通的时间。我们有……我喜欢交通。我喜爱参加交通的聚会,我们可以在那里交通。
(读完了我的主题,请你们原谅我,我要对坐在这里的一位弟兄说句话,汤米·尼克尔斯弟兄。我很高兴,你把去天堂异象的那篇文章刊登在你们商人之声上,你原模照样地刊登在上面。谢谢你,汤米弟兄。愿神因此而祝福你。)
18

呐,说到交通。说到交通,大家都想要交通。今晚在汽车旅馆那里,他们也在交通。那是什么?喝酒之类的事。他们正在交通。他们去对面的酒馆取来更多的酒和啤酒,他们在这里都是祖母、祖父,却喝着酒,干着最不道德的事,以至我在那炎热的房间里不得不把窗户拉下来,关上窗户,免得听见那些吵闹的声音。我们生活在一个基督教国家,在我看来,那些事是应该不被允许的。但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开始尖叫、喊叫,看看那会持续多久。很快就会对这事有话说了。然而我们还是在信仰基督的美国。

我在房间里停下来。今天我去一个小地方吃午饭。如果我再来这里,我会在某个地方找到一个小房间,走进去,我会在那里吃午饭。我去到一个小地方吃午饭,老实说,他们跳着那个破摇摆舞,你知道,就是摇滚舞。
19

我是个宣教士。我来……我到过霍屯督人那里,到过非洲丛林里。我在那里听过这个舞,但我从未想到我会在美国听到。他们在那里乱来。他们所有人都乱来。我恶心极了。比利和我起来,走出去,去到另一个地方。他们在那里没有房间。我说:“进去看看,如果他们有自动唱片点唱机,我们就不进去。不进去这家。”

一次旅行时,我带着我的家人走进一个地方。他们正在播放唱片。我走到那里。我说:“先生,我是个宣教士,我珍惜我所得到的每一分钱。但我带着我的家人,我们都饿了。我们找了大约三个小时,想要找个地方吃饭。我给你五美元,你把那插头拔出来,直到我吃完了饭。”
这使他对自己感到极为羞愧,他说:“留着你的五美元。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的话,”他说:“就别管它。”就是那样。哦,信基督教的美国,当然。是的,信基督教的美国。
我们试过了各种东西。他们围绕那些事情交通。乌鸦在一具死尸上交通。但鸽子吃鸽子的食物。它们在麦地里交通。所以,取决于你是什么。鸽子不能……它不能跟乌鸦和秃鹰交通,因为它没有胆汁;它身上没有苦毒。它不能吃那东西,那会杀死它的。一个基督徒不能围着那样的东西交通;那会扼杀他里面的圣灵,使圣灵担忧,圣灵就会离开。
20

呐,我们想要跟列国交通。我们花费几十亿美元,拿给外国,要建立交情,共产主义还是照样传播到全国。瞧?

不久前,我们打了一仗。一些在美国制造的装备转过头来朝我们开枪。瞧,竭力把那些装备和类似的东西送给他们,却反过来向我们开火。你不能像那样交通。你确实不能那样做。
呐,我们接着又想要教育人们来交通。没有办法教育人们交通。你们一直都在离得更远。教会接纳教育替代救恩,想要领人认识基督时,就失去了它长子的名分。他们想要组成宗派来交通。你不能这么做,因为你画出了一条分界线,排挤别人。你不能那么做。宗派之间没有交通。你永远不能那么做,因为每个宗派……
21

这个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哦,他们互相争斗,互相拆台。当那里面的人甚至都不相信神时,他们怎么能有沟通呢?不信者和别的人,你怎么能……耶稣说:“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摩3:3]你怎么能这么做呢?只有一个方法能让你跟别人同行;那就是当你认同他的时候。所以,当这个跟另一个分开时,你还怎么能切入宗派等等之间,达成协议呢?

然而,神要我们交通。我们里面有东西要交通。人总想要这么做。但他总想要借着自己的知识来达成,来那样做到。他永远无法做到。
只有一个真正交通的地方,那就是在无辜者所流的血底下。那是我们能进行交通的唯一方式。我们愿意跟每一个路德派的教会交通。如果每个教会都是浸信会的,或是别的,我们就能在宗派的权利下交通。但我们读过圣经的人都知道这些事使我们无法认同。
22

呐,我们能在唯一的东西下进行交通,就像我们今晚坐在这里: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或不管是什么,就是当我们在无辜者所流的血底下。那是神的要求,神从未改变他的计划。当神一旦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就必须永远保持那个决定。

呐,他是无限的。我们是……我们不是无限的。我们是……我们是凡人;因此,我们是有限的。所以,我们不可能是无限的。我们做出承诺;你做出承诺,你却不得不违背承诺。你今天做了一件事,明天你对它知道得更多,所以,你明天可以做得更好。明年你会比你那天做得更好,因为你学了更多有关的东西,我们是有限的,受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三维空间的约束。
但神是无限的。因此,神一说话,那他的决定就是完美的,可以永不改变。就是这个原因,“我心所望别无根基,只有救主公义宝血;其它倚靠都要失效,救主是我居所盼望。立在基督坚固磐石,其余根基全是沙土。”
23

基督就是道。他是道。立在……他说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道没有一个字会失败,因为它是神的道。你不能……在最后一卷《启示录》里,说:“若有人删去这道中的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

因此,任何信条,其它任何要在神话语上加添或删去的东西,这样做就是死亡,就像夏娃起初所做的那样。删去或加添,代价就是死。只要原模照样地接受它。圣经说:“它不可随私意解说。”它已经解释了。只要读它,相信它。神会看顾他的道,保守它。因此它是神的道,是我们必须要站稳在上面的。
24

呐,唯一的地方……因此,相信他的道,唯一的地方,是在所流的血底下,是交通的场所,大家都可以聚在那里,有一样的感觉;因为那是在一个流血的场所下。呐,把你的信心放在神之道以外的任何东西上就是流沙。不管它是什么,仍是流沙。那必须得是道。这是真的。我们相信这点。

那就是为什么我有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一切。呐,我说神能做没有记在这道中的事。那是真的。但只要……我必会对那个感到疑惑。但只要神赐给我他在这里所应许的,我就会对他所应许的感到满意。那我肯定就是对的。持守主的道。他的道不能改变。因为如果他能改变,那神就能改变,如果道能改变的话。如果道需要改变,那神就不是神了。
25

如果神与一个人相见,在所流的血底下基于他的信心拯救第一个人亚当,那神就必须永远保持在同样的计划下。如果他没有,他做第一个决定时就是做了错事。如果神拯救一个人,神拯救他的唯一方式是借着一只无辜羊羔流出的血,如果那是神决定拯救人的基础,任何事……如果神把这点改成某个人的信条或一个教会、某个教条,那神在伊甸园里就做了错误的决定。因为神拯救的第一个人,神救他,就是基于他对无辜羊羔所流的血的信心。那是他能去到的唯一地方。

神选择了一个地方,呼叫亚当和夏娃,流出了一只无辜羊羔的血,用这只无辜羊羔的皮子遮盖他们,血溅在他们身上。那是人能跟神交谈、听见神话语、得到神话语的基础,就是在所流的血底下。
26

人、教会或人们知道有关神的真理的唯一方式,就是在无辜者所流的血底下去到神面前。然后降在你身上的灵会见证这道是对的,道的每一个字都是对的,没有一处需要纠正。是的。它必须保持那样,因为他是神,他的决定必须是完全的,永远完全。

让我们继续讲一会儿。首先你知道,我的三十分钟快要到了,而我还没有开始。
呐,在所流的血底下。呐,我们晓得圣经中最古老的书是《约伯记》,写得最早的书。在摩西写《创世记》之前,它就写出来了。或者说它是在摩西写《创世记》之前就写出来了。
27

呐,注意。约伯,义人,敬虔的人。一天,一切都跟他作对。撒但打算使他弃掉神。当撒但那么做时,约伯……我喜欢读《约伯记》。许多人说那是个谜语。它不是谜;它是神的道。耶稣提到约伯,说:“你们没有听过他的忍耐吗?”

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约伯受到多大的逼迫,不管人怎么说他是在错误的路上,他都站稳在神的道上。我喜欢这点。他说:“恐怕我的儿女犯了罪。我要为他们献祭。”
呐,这人所知道的唯一的事就是燔祭。那是神的要求。有时因为灾祸发生在基督徒身上,许多人就想:“哦,他离开了神的旨意。他们离开了教会;他们离开了……”有时候,这是不对的,因为神管教到他面前来的每一个儿子。神洁净他,洗净他,试验他,看他站不站得住。那就是神在约伯的时候所做的事。
28

我牧养教会时,一次我传讲《约伯记》,讲了大约六个月。有位女士够诚实的……你知道,我让他坐在那堆炉灰上,坐在那里,浑身长疮,拿一块瓦片刮疮。一位女士说:“伯兰罕弟兄,你曾想过让约伯离开那堆炉灰吗?”大约有三个星期天,但我正打根基,要讲到要点。

就是这样。约伯是个先知;他是被神恩膏的。这人知道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持守住这道。就是这样。他们过来,说:“约伯,你知道你做错了。看看你身上发生的事。大家都抛弃了你。你的朋友和其他人都走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在这里,看,你的样子可怜、困苦,身上长满了疮等等。看看你的处境。”但约伯说他没有犯罪,因为他在所流的血底下,走在神所预定的路上。
29

因此,神对一个像那样站稳的人就有责任。神让他一直去到最后的人,甚至他妻子都出来,说:“约伯,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想一想,他自己的妻子都转过来反对他。因为有人会转过来反对我们,认为我们可笑古怪……对世人来说,神所有的百姓都是可笑古怪的。他们肯定是。“你们是独特的子民,是君尊的祭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这是你们承认主名之人嘴唇所结的果子。”

呐,我们注意到,甚至约伯的妻子都转过来反对他,转过来背对着他,说:“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换句话说,“你看起来可怜。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
他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
呐,约伯从未称她愚顽,他说她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他从未说她愚顽。让我……我纠正这点。有时候我责骂你们姐妹;我不是说你们是属世的;但有时候你们看上去像属世的。所以,我……我没有说你们做错了。但有时候,你们穿着好像是属世的。你明白吗?所以,约伯告诉他妻子……我不想继续讲这点。
约伯告诉他妻子,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
30

过了不久……哦,当我们走在神所预备的路上时,神总是信实的。约伯说:“我已经认罪了。我已经烧了燔祭。”那正是神所要求的。他在所流的血底下敬拜神。突然,圣灵降在先知身上,雷声轰鸣,闪电划过,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我必亲眼见到他。”瞧,在血底下……

其他人远远地坐在那里,但约伯持守神的道,呆在血底下(是那样的),持守道,呆在血底下。不管多么黑暗,只管继续往前走。持守神不改变的道。继续前进。如果你持守住道,你就抓住了神的手。继续往前走。
31

呐,他是个先知,闪电划过,他看见了神降临的异象。他知道他的皮肉之虫要灭绝他的身体,但他说:“然而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我自己要见他。我亲眼要看他,不是其他人。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肯定也带不走什么。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他持守在那流出的血、道和应许上。他是属灵的。他是个先知。看起来好像神转背不理他,但那只是要试验,看他会不会持守这道。

我们都受了试验。每个基督徒,每个儿子,每个到神面前来的孩子都受了道的试验,看你会不会对道忠诚。当摊牌的时候到了,你会做什么决定?是那样的。凡是不能忍受管教,只是随世界而去的人,就是私生子,不是神的儿女。肯定不是。
呐,但有属灵头脑的就会抓住道,跟道保持一致,圣灵降在流出的血底下,接受那个人。
32

以色列有一个交通聚会的场所,以色列能与神相会的场所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流出的血底下。神不在其它的场所与他们相会,只在流出的血底下。

呐,我们翻到《民数记》19章看一会儿,引述一下。没有时间读,只是引述一下。我们发现在《民数记》19章,我们发现这点,神告诉在以色列人的旅途上告诉他们,说:“带一只未曾负轭的红母牛给我。”那是什么?那是有所指的。
如果我们有时间,我们可以讲讲那些象征:一只红母牛。它必须是红的,身上没有一点斑点,纯红色的。在某个意义上说,红色是不好的颜色。但红色是赎罪祭的颜色。你知道吗,从科学上说,透过红色看红色就是白色?是的。透过红色看红色,透过红色看红色就是白色。“你们的罪虽红如丹颜……”但当神透过他儿子流出的血看那些罪时,你们就洁白如雪,透过红色看红色。没有别的颜色是这样的。透过红色看红色是白色的。神就是这样看你的,虽然你……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如果你来到流出的宝血下,神不看你,他只通过宝血观看。虽然你的罪有很多,然而在他看来,你就像百合花一样洁白。
33

身上没有斑点的红母牛,它的颈项必须从未负过轭。此时我可以把它讲得很细。它没有负过任何东西、不信之组织的轭(是的。)。它是自由的。它要成为什么?祭物。然后它要被焚烧,在黄昏的时候被杀,不是在早上,是在黄昏。它要被焚烧,它的灰要留在外面调作除污秽的水。哦,这是何等美丽的一幕,巴不得我们能讲一讲这点:这水或灰要被用来调作除污秽的水。因此,他们要蘸它的血弹七次,弹在你进会幕(从外院进入会幕)、进入圣所的门上。圣灵在至圣所。

34

注意。呐,这是何等美丽的图画。我希望在下面五、六分钟你们能明白它。注意至圣所和为不洁净的人预备的就近之路。他们有某个他们必须通过的程序。首先,不洁净的人必须来到外院,在那里洒上除污秽的水。什么是除污秽的水?圣经告诉我们说我们被道分别的水洗净。因此,道使我们与我们的不信分离。信条怎么能做到呢?道把我们分别出来。它是那个让我们知道我们有错的东西。如果你去那种说“这样做没问题”的教会,走到这里,走到那里,说:“那样做……”要回到道上。把我们分别出来的就是道。

现在注意另一件事。(我希望你们原谅我,如果我超时的话。)注意另一件事。(太好了,不能放弃。)洒这除污秽之水的人必须要有洁净的手。那水必须留在某个地方。除污秽的水不能留在肮脏的地方。它必须留在清洁的地方。
35

外院,那是什么?罪人上来听道,在他里面建立信心相信那是神。“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就是听神的道。”呐,我们想要做什么呢?进入交通中。呐,这人听道了。他相信了道,然后他被洒上了除污秽的水。然而他还不在交通中。是的,先生。呐,你们基要派的人,我要你们看看这点。他仍然不在交通中。

记住。以色列从埃及地上来,摩押遇见他,不想让以色列在他的地上有复兴;他们没有合作。摩押跟以色列相信同一位神。他们去那里叫他们的主教,巴勒领他下到那里,在基要上,他跟以色列一样。以色列流浪,没有地方去,这个组织起来的大国把他们的名人带出来,咒诅那群背叛者(他们那样说的),上来那里。
他们忘了这群人没有地方去,只是流浪者,客旅和寄居者。他们没看到那火柱走在他们前面;他们没看到那铜蛇,那随着他们的受击打的磐石,尽管他们也做错了事。
36

巴兰心想:“肯定的,我是基要的,我肯定要这样做。”他建了七座坛。那是神所要求的,完美的数字。他摆了七只洁净的公牛,跟以色列所拥有的一样。七座坛是以色列拥有的,还有七个灯台等等,完美的数字。这位主教做了同样的事,七只洁净的祭物,还有七只公羊,说的是一个信心,神的儿子,神的羔羊要来。

谈到基要,他跟以色列一样基要。但他没有圣灵。他跟神没有交通。若是有,神就得答复基要派,神确实拒绝了错误的人。哦,他就得接受摩押,也得接受以色列。如果神只接受敬拜、教会、祭坛,该隐就跟亚伯一样基要。该隐建了一座坛;该隐献祭物;该隐敬拜神。一座坛,加入教会,献祭,信条,所有这些事,如果神所要求的就是这些,他定该隐的罪就做错了,因为该隐是在亚伯同样的基础上来。绝对是的。
37

但那是什么?借着启示,借着启示,不是借着教育,而是借着启示。亚伯看见夏娃吃的不是香蕉或苹果,他献上血;神接受了血。这点启示给了亚伯。

就是这个原因,当耶稣从变象山上下来时,他自己说:“你们说我是谁?”
一个说:“是摩西、以利亚,”等等。超自然搅动了这样的事。但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气的启示你的。”你从未在神学院里学到这个。这是妙不可言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启示你的。”
38

呐,天主教会说他们是把教会建造在彼得身上;新教说是建在基督上。在我看来,两个都不是。是建在道的启示上。因为耶稣说:“你是彼得;这不是属血气的启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启示你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这表明整个阴间的门都会反对它,但胜不过它。道照样往前进。“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表明一切都会反对它,却不能胜过它。它照样会往前进。

39

呐,除污秽的水,把我们分别出来,让我们认出我们是罪人,我们是有过犯的人。那就是我能抨击这些事的原因。就是这个原因,神说那样做是错误的事,任何传道人都该站起来反对那件事。如果他是圣灵充满的,他就会,因为这是从天上来的(瞧?),反对错误……不可那样做。那是除污秽的水。

那仍然不够。他明白。那是他的知识、他的头脑、他头脑的子宫,是头脑里打仗的战场。他把这个放在一边,接受了神所预备的方式。现在他准备交通吗?不,不。那是路德的信息。出来了……他来了;现在他在正确的路上直奔。他往哪个方向走呢?向会众走去。他在这里被水分别出来了,被道的水洗净了。他从他的罪中分别出来了。
40

呐,他转过来。他必须记住得弹七次。真希望我们有时间讲这个:七个教会时代,七个灯台,一样的。每个……每个时代,每个教会,别的一切,必须记住那是宝血。每个信徒……他仍然不在交通中。会众在里面敬拜。但他在外面准备自己。他仍在争吵宗派、组织和别的东西。

但当他来到宝血底下。当他看那宝血时,他会怎么做?他认出了,使他认出某个东西死了,流出了宝血,走在他前面,开出了一条交通的道路。
接着他看见宝血弹在门上。他认出了……他知道神的道之后,他又认出了流出的宝血。他必须来到那流出的宝血下,像以色列人在埃及等等。他来到宝血底下。当他认出了自己……《希伯来书》13章12节和13节说:“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他是我们的祭物。从他身体而出来的每个要素组成了新生。
41

听着,姐妹们,我是你们的弟兄,我希望你们明白我。当婴孩出生时,自然出生的自然程序是什么?如果是顺产,先是水,接着是血,然后是生命。从耶稣基督身体出来;他们扎了他的肋旁:水、血,“我将我的灵交在你手里。”从他的血里出来了三个要素: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这个借着宝血把你带进交通中。

当这人被道分别出来,被宝血分别为圣,走进属神的交通中,然后他在会众中,神的大能降在那里。交通,他们不管这个、那个或别的什么,他们都在一个场所下,同心合意,“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然后我们互相交通。阿们!哦,我多么愿意我们能在这点上讲一会儿。是的,先生。
42

但这里有一个原因。那是我喜欢这些基督徒商人大会的原因。不久前,有人发出声音,说基督徒商人会要跟某个组织联合。我说:“当他们联合时,我就把我的团契卡交上去。”那个当场就会杀死它:每次都是这样。确实是。是的,先生。是的,先生。我跟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持守着我所相信的东西。我不管你是不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不管你是什么。当你来到那宝血底下,弟兄,我们就互相交通,每个人看上去都是一样的。

耶稣教导了那个著名的比喻,讲到婚筵,他发现一个人在那里没有穿结婚的礼服。你……我们知道东方的习俗。我到过那里,我知道。他们发出请柬。每个收到请柬的人来,不管他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他能不能穿好衣服。有个人站在门口,(新郎)给他礼服。当客人进来时,他就穿上了礼服。我不管他是不是穿着破烂,不管他是什么,他都穿上了礼服。他们每个人看上去都一样,因为他们都在礼服底下,他们若没有请柬,就不能得到礼服。
43

这个人以别的方式溜进去了。他不能进行交通,因为他穿得不对。当一个人让他的信条或宗派使他跟他的弟兄分开时,就有问题了。他是从某个宗派的门或类似的东西溜进去的。圣经说:“把他捆起来,丢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2:13]

弟兄,带我们进去的不是信条,带给我们交通的不是信条。教育比我所知道的其它任何东西都带我们更加远离交通。神……它不是教育节目。它是神的儿子受死的节目:受死、埋葬、复活,流出宝血。借着那个,在那宝血底下,我们大家都互相交通,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什么是罪?不信。阿们!在交通或敬拜中没有人不同意曾经说出的任何神的道。为什么?为他而死的祭物就是那位写了这道的。
44

在旧约,当一个信徒上去敬拜时,他做了错事,除非借着血,他才能上去。他怎么做的?他带着他的羊羔,走到祭司那里。祭司检查羊羔,看是不是一只好羊羔:完全。然后他按手在羊羔头上,承认自己的罪。这样罪就从他身上转到了羊羔身上。羊羔必须死去,因为他不再是罪人了,但羊羔是。他们割断羊羔的喉咙。血流出来,洒在……烧在火里。好的。

注意。呐,那本来够好了。但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不行呢?它表明有一个更伟大的东西要来,因为山羊或绵羊的血断不能赎罪。它可以遮盖罪,但不能除罪。为什么?在血细胞里,在化学成分血里的生命,在生命里的灵……绵羊的生命在血细胞里。死去的绵羊,那绵羊的生命不能回来降在敬拜的人身上。因此那行不通。
45

但当我们来到各各他,我们凭信心按手在神的羔羊上,他的血细胞破裂了……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我们靠那毫无搀杂的宝血,不是借着性,乃是借着耶和华自己的创造行为,神在童女的子宫里创造了血细胞,生出了神的儿子。

他不是马利亚的儿子。不,称……你们天主教徒称她是“神的母亲”,称她是神的母亲。耶稣甚至一次也没有称她是母亲;他称她妇人。那就是她的身份。她是神所用的孵卵器,就像神可以用其他任何人一样。她不是神的母亲。神没有母亲。他是独一的神。“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
46

当我们按手在那里,承认他是我们的救主,是我们的神……当我们凭信心按手在他以及在各各他所流出的宝血上,我们就被领进交通中。在那血细胞里的圣灵回到信徒身上,使他成为神的儿女。然后我们就有交通了。如果圣灵写了圣经,圣灵又怎么能在你所接受的宝血下回过来否认这道呢?阿们!在宝血底下有交通。阿们!

47

那就跟我知道福音一样清楚,弟兄们。那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的救恩。那是我的信心建造的唯一地方,就是在那里,耶稣基督的宝血,以马内利的肋旁,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愆。当我们走进那个,来到那宝血底下,认出我们是罪人,从另一边出来。神像那样用圣灵给我们的信仰盖上印,同样的圣灵写了圣经并把每一句话都放在里面,圣灵怎么能转过来否认那道呢?他怎么能接受信条替代道呢?他怎么能接受教条替代道呢?不可能。圣灵会用“阿们”回应神一切的道。

哦!那是我所相信的交通。这样,你们不但彼此相交,我们也跟基督相交。为什么?我们算自己是死的,埋葬了,在复活中与他一同复活了,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
48

不久前,我读了一个小故事(要结束了)。有个美国男孩,就像其他很多人一样,他去到罗马,在罗马的大美术馆学习艺术。如果你曾到过那里,太神奇了!多少人曾到过罗马?我想你们很多人到过。你去过圣安吉洛吗?那是不是使你为自己感到羞愧?当我到了圣安吉洛要进入天主教控制的一个地方,那里有个大牌子(在罗马,妓女在那里是……),但那里有个牌子上写着:“致美国妇女,请穿上衣服,以示对死者的尊重。”那是我们基督教的美国;罗马必须说那样的话。

49

好的。在罗马这个地区,有个年轻的艺术家。那地上有个老看门的注意到这个年轻艺术家与众不同。他们所有的人夜间就像他们在这里所做的一样。

那天,在某所大的圣经学院,我们去到那里钓鱼,下午去一个地方钓鱼。上来的时候,我一生从未听过那样的喧闹声:来自这所著名学院的年轻女孩和年轻男孩,在那里穿着短裤。哦,说你从未听到过,释放压力。我想他们认为就是释放压力的方式。
那里的传道人孵出的是什么?下一代会是什么样的?如果它现在就满了里基和埃尔维斯,那么,究竟下一代又会是什么样呢?将是什么呢?就是这样。哦,弟兄,有东西进入到我里面;我忍不住。
50

注意。这个年轻人,他不一样。一天,老看门的跟着他。每天,他都上去山上,望着日落,注视着日落。他双手像这样站在那里,望着对岸的土地。而其他的年轻人都在白天的事务结束后出去,喝酒,乱来。一些人参加男女共浴,派对等等,乱来,只有这个年轻人没有。老看门的天天观察他,一天,他鼓起勇气。所以,一天,他紧紧地跟着他。年轻人正站在那里,朝海对岸的国家望去,观看日落。老看门的说:“对不起,年轻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好的,先生。是什么呢,先生?”
他说:“呐,你到这里一年多了。我天天观察你。那边的事务即你的艺术课结束后,大约日落的时候,你都会来这里。你来这里,观看太阳下山。”他说:“我只是个好奇的老人,如果我问你问错了,请原谅我。”
他说:“不,不,先生。”他说:“首先,我是个基督徒。”
老看门的说:“我也是。”他说:“这点告诉了我为什么你不出去参加派对,不出去像其他人一样举止,不跟他们来往。我现在明白了,你是个基督徒,因为我也是。”他说:“我正在仰望主再来的安慰。”
51

所以,他们一起站在那里,年轻人伸手拥抱老大伯,紧紧地拥抱他,说:“你结婚了吗?”

老人说:“结了,我养了一大堆的孩子。”
他说:“先生,我这样观看,我祈求的原因是。”他说:“你知道,在对岸美国的陆地上,那个美国大地上有一个州;那个州有一座城市;那座城市里有一幢房子,那幢房子里有一个女孩。她也是个基督徒。瞧,”他说:“当太阳在这里升起时,在那边它却是在不同的位置。我们许了愿,我们会看着神让太阳运行过去。我答应过我要对她忠实;她也答应她要一生对我忠实。有一天,我期望去她那里,让她作我的新妇。那就是我竭力像这样生活的原因,因为我做了一个承诺,我要忠实于我的承诺。”
52

哦,如果今天我们作为基督徒,我们宣称是基督徒,如果我们能从世界上的一切事上分别出来(我们所有的信条等等),站着……向天仰望,从世界上的事上分别出来,像基督徒一样生活,因为有一天……有一个叫天堂的地方。“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有一天他要来接我们。让我们忠实、忠诚,直到那个时候。朋友们,我们能做到的唯一方式是当我们重生的时候。我们不可能重生,除非我们来到耶稣基督流出的宝血下。

53

在这次大会结束的时候,我想跟你们利用这个机会,朋友们,我的朋友们,我的弟兄姐妹们。我希望你们让我作你们的弟兄姐妹。我希望我能成为你们真正的朋友,你们姐妹们可以是我的姐妹;你们弟兄们可以是我的弟兄。我可以是你们的牧师吗?我可以是你们在神的国里的一个同胞,跟你们一起敬拜吗?

让我们利用这个机会,这样说。我们所听到的一切……今天,他们说,我的好朋友大卫·杜波莱西弟兄今天传讲了三四个小时。我不认识的另一位弟兄说:“一个年轻人今天上午传讲了。”那天之后,布朗弟兄,一个有名的讲员,一个了不起的弟兄,刚去到了这条路上。你们从那些弟兄所听到的伟大信息,我们不要让它从我们头上越过去。我们不要那样做。今晚让我们走到主耶稣的宝血底下。让我们今晚在这场聚会结束时重新将自己奉献给神,说:“主耶稣,接受我。接受我到你的宝血底下,让我只看见你,主啊,让我敬拜你。”
54

回到你所来自的教会,回到你所来自的宗派。但记住,当你遇见一位在另一个宗派里的弟兄或姐妹时,决不要把自己分出来。他是你的弟兄;那是你的姐妹。你们都在主耶稣基督的宝血底下。[原注:磁带空白。]你能不能不那样做?

今晚你们想重新奉献自己的生命吗?我想问你们。昨晚……我为此而爱你们。讲完了一个激烈、严厉的……我走出去,擦去泪水(因我不得不那么说)。但我必须顺从神吩咐我去说的话。我只能那么做。走出去,甚至在这里……我猜有一大群人是五旬节派信徒。但当道从今天教会的道德等等中脱离出来时,我说:“你们有多少人认出自己错了,想要走进基督的交通中?”大约百分之九十五的会众有足够真实的基督徒信念,心里有足够的诚实,想要做正确的事,在你的邻居面前举了手,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我信任你们。我相信神必应允。
55

呐,不需要在任何固定的时间,任何限定的时间。可能就是在此刻,当你准备和乐意在神话语的基础上与他相会,说:“神啊,照你自己的样式铸造我,塑造我。”如果今晚你们在奉献的聚会上这样做,就在我们结束前,我相信神必与你们每个人相会。如果我在河的这边再也见不到你们,我要在彼岸见你们,相信同样的道,有同样的信息,即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天地都要废去,他的话却不能废去。你们相信吗?

你们愿意吗?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加入奉献中吗?我自己要加入奉献中,重新奉献自己的生命,侍奉全能的神。愿我永不放弃。愿我忠诚、忠实,传讲这道。你们想要……你们想要做那样的基督徒吗?多少人想要做真正的基督徒,一个完全的基督徒?请举手。呐,只要真诚:只要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神祝福你们。让我们起立。
56

哦,是时候了。现在就是这时刻。哦,我希望我知道要说什么,如果我知道要说什么,我就会说的。你们是那个意思吗?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是什么使你们站起来?你们真的是你说的那个意思吗?“我准备奉献自己的生命吗?”你愿意向自己和你周围的一切死去,你所渴望的惟有耶稣基督的宝血吗?什么能洗净我的罪?惟有耶稣基督的宝血。什么能使我完全?惟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57

在那里,我跟基督,跟神,跟众天使,跟圣灵,跟天上的各家,跟地上的各家相交,因为天上地上的整个身体都从他得名。是的。你们是一个大家庭。你们彼此相交。让我们现在向神举手,献上我们的诗歌。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我爱他”。](只要闭上眼睛,俯伏你的心。)
我爱他,(那是主的道。)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只要像个小孩子,简单地认罪。)
我(主的甜美进入我们的心里,圣灵。)
因为他先爱我,(简单。只要接受他进去。主啊,保守我的魂。)
……救恩赎价,([原注:伯兰罕弟兄对风琴师说话。]“我以信心仰望你。)
在各各他。
58

呐,让我们俯伏我们的心,低头一会儿。现在向神做出奉献。以你自己的方式安静地祷告。“神啊,现在请接受我。我站在你的同在中。这次大会对我来说太有意义了。接受我,神啊。从我心里除掉石头。有一天我必须离去,主啊,可能就在今晚。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但我想要跟你相爱,主耶稣。我想要成为你的。”

我以信心仰望,(你边唱边祷告。)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59

呐,你们低头,风琴继续弹奏。呐,不要只奉献到一半。当你往下唱时想一想。“主啊,从我里面除掉一切不像你的东西。让我从此以后成为你的孩子。”[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现在你们往下唱。)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60

天父,圣灵的甜美,音乐的甜美。主啊,你是我们的向导,主啊,我们每个人都以各自的方式,我们知道自己的软弱。神啊,我们向你承认这些,祈求你赦免我们。今晚把我们领进窑匠的家里,用主耶稣的宝血洗净我们,用我们里面的那个化学物质铸造我们,主啊,当你看我们时,只有洁白。因为我们接受主耶稣的宝血。主啊,我们祈求你在这道中向我们启示你自己。父啊,我们知道这是你的计划。这是你的……这是你的先知;道是一位先知。道会预告。任何违背道的东西就是不顺从先知、圣经。

61

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打碎我们,打破我们的石心、我们像石头一样的方式。用他自己的血塑造我们,铸造我们成为神儿子的形像,让我们的交通能一直甜美、伟大。

神啊,求你应允,祝福拥有这场地并让我们来这里的这个大教会,这个美国浸信会协会把门打开,让他们的门敞开,使我们能作为全备福音的人进来这里。我祈求神,愿他们中间有一场老式的复兴爆发,使圣灵浇灌每一个祷告台,整个林区都满了圣徒,歌唱,赞美,叫喊,大的神迹奇事出现在他们中间,主啊,他们是我们的弟兄,我们为他们祷告。
62

我们为每个教会、每个组织和每个宗派祷告,愿他们能拆除那些枷锁和绳索,逃向磐石。主啊,求你应允。现在时候近了,我们仰望主的再来,我们看到睡着的童女开始渴望油。他们去买油的时候,新郎来了。那是主如此说。主啊,我们现在看到时间太近了。主啊,我们祈求你让我们快快地醒来,收拾并点燃自己的灯。众教会开始意识到他们错过了一样东西。父啊,我们祈求他们正在寻求那东西,愿我们准备好自己。那是你说的话:“他们去买油的时候,新郎来了。”亲爱的神,帮助我们。

63

我们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你。正如我要求我的弟兄姐妹们所做的,我自己也做,亲爱的神,我把自己放在磐石上,就像昨晚我所讲的鹰。神啊,用我所知道的每个祷告,把我身上一切不敬虔的东西敲掉,主啊,我祈求你铸造我,直到我能反射你的生命。主啊,求你应允。帮助我忠实、诚实。帮助我一直刚强、勇敢。父啊,帮助我把这道带到世上还没有宣教过的土地。父啊,求你应允。

祝福这个基督徒商人协会。愿它活着,愿它兴旺,继续下去,看到主的再来,让许多人的魂准备好。这些尊敬的人,廉直的人,了不起的人,他们花掉自己的生活费,抽出时间,要把福音带出去;支持传道人进来传播神的道。神啊,我们爱他们,我们祈求他们在这地上有力量,在你的手里被使用。
祝福在这里的每一个传道人。主啊,祝福我们的布朗弟兄、我们的杜波莱西弟兄、约瑟·博兹弟兄和其他所有的弟兄,其他所有的人,商人,所有的人。每一个姐妹,父啊,祝福她们的心。我们祈求你与他们同在。赦免我们一切的罪。我们现在作为你的儿女将自己奉献给你。从今天起,愿我们活出不同的生命。我们奉耶稣的名求。当我们把自己交在你手里时,求你照你看为合适的对待我们,阿们!
64

现在请坐一会儿。我爱主;你们爱不爱主?你们现在觉得更好吗?道是不是刚冲洗了你们一下,使你们觉得全身被更新了等等?太好了!我们全心地爱主。你们爱不爱他?好的。

现在我要把聚会交给我们这里的弟兄,卡尔森弟兄,我想他是主席,他现在要来接管聚会。
一年后的今天,如果我们要聚会,我还活着,这也许是……我可能活不到一年后的今天。耶稣可能在那之前就会来。但如果我刚好回来这里参加另一次大会,这个大州的宗教大会,我们有些人就会不见了。我们非常确信这点……我们的时代,事情发生的方式,在这里的数字。如果我再也看不到你们,直到我在河边见到你们,愿神祝福你们,与你们同在,直到那个时候。愿神祝福你们,卡尔森弟兄。
65

[原注:人们为伯兰罕弟兄祷告。]主祝福你们,弟兄。谢谢你们,朋友们。谢谢你,父啊。我接受,主啊。我知道你垂听他们的祷告。我相信你。主啊,求你应允。现在帮助我。神啊,愿这道现在持守我。愿这成为我的教区,愿我有份于你的祝福,主啊。我为这些尊贵的人而感谢你,我接受并相信他们的祷告,奉耶稣的名。[原注:另一个人祷告。]主啊,求你应允。

谢谢,我的基督徒弟兄。我在底下的基督徒朋友们,我要依靠那个。我要去到工场上。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刚回来,又要出去,打算马上在非洲与我们的博兹弟兄相会,他们要走遍非洲和世上不同的地方,我会记念你们大家给我的祝福,我肯定会。为我祷告,我也会继续为你们祷告。神与你们同在。谢谢,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