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518 释放压力

1

谢谢你,布朗弟兄。

只要相信,在神凡事都能;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在神凡事都能,只要相信。
谢谢。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今晚,有多少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你只要举手将它显明出来。现在让我们低头来面对主。
我们的天父,我们奉主耶稣的名上来,祈求得到许可来就近你怜悯的宝座。我们决不想站在审判的宝座前,只想站在怜悯的宝座前;因为我们上来是因着这怜悯,靠着他的恩典,首先为今晚在这里活着而感谢你。哦,撒但巴不得在战斗中间马上将我们从战场上取走。但天使在敬畏神的人四周安营,我们为此非常感谢神。我很高兴有一个新鲜的经历,知道主应许的真实。
2

今晚我为着在神国度里的基督徒同胞的这次聚会而感谢你,我们围着这道以团契的方式聚集在地上的这个伟大的共和国里,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我们为这个全福音商人会的广大拓展而感谢你,它用福音影响了商人和各行各业的人。为今晚在这讲台上和战场上的这些宝贵仆人感谢你;在他们背后是这些年努力前进、将战斗从这里一直打到前线的基督徒记号。神啊,我们今晚祷告神的天使现在就参与到我们当中来。

3

拯救那些还未得救的人;用你的圣灵充满他们,给那些还没有穿上鞋、扣紧纽扣、遮盖好的人穿上神的全副军装。我们祈求你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主啊,愿在这次营地聚会上兴起非常荣耀的呼喊声,愿那位行走在加利利海上的今晚也行走在这湖上,与我们同坐,主啊,照我们所需要的跟我们每个人打交道。主啊,借着你的道向我们说话,因为我们的盼望和立场就是站在你的道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谢谢。

4

今晚早些时候,我儿子比利来接我,他对我说:“我肯定想带你去事工场上。”他说:“你见过很多大会,我们一起去过世上更大的地方,但是爸爸,这是你所见过的最安静、宁静的地方。”

我说:“很好,”
他说:“但我要等到迟一些再去。”
我说:“怎么回事呢?”
他说:“几个弟兄和我站在校园的场地上,两只又大又肥的灰松鼠就站在树林里。你追赶它们到半夜,直到打到了它们,所以……”
我说:“哦,保罗……”
5

很荣幸今晚来到这里。我有太多的事要感谢:很高兴活着并且在服侍主。我确实很感激我们宝贵的弟兄布朗弟兄刚才给我做的这个奇妙的评论。站在这后面,我确实觉得渺小。我不想照我刚才在这台上称呼的来称呼他,但那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头衔。他可能不喜欢那个。所以他那样说:“你无法区分五旬节派的和长老会的。”是的,当长老会的成了五旬节派的时,你区分不出。没错。那使得他们都一样了。

6

确实是,我对那天晚上听到布朗弟兄讲的伟大信息感到惊奇,通过主的渠道即他仆人传出来的信息。他大大地祝福了我的魂。知道神正兴起这样的人,我知道我宝贵的朋友、从南非来的杜波莱西弟兄在这里,并且已经向你们讲过道了。我确信它充满了从神伟大天国来的丰富维他命。他也带来了如此激动人心的信息。

7

呐,你知道,进来之前,我到外面四周走了大约有一百码。你知道,这让我想到明年我要自己举行一场大会,在这里搭帐棚,看我们能不能租到这些场地,大家都可以住在附近,在这里呆大约个把星期,只是为病人祷告,把病人和受苦痛的人领来。那将会非常好。我们要为这个祷告,看主对此要怎么说。我喜欢照他告诉我的来做,你知道,然后我就会对此觉得很好。

8

我确信,我在这里的弟兄们中间宣布我接下来的聚会,是没关系的。我猜想那是没关系的。我知道。我认为那不会有什么伤害。明天我们要来到这里,明晚参加宴会,若主愿意。接着星期天下午我们是在……我叫不出那个名字,马瑟,或梅瑟,芝加哥马瑟高中礼堂,上次大会我就是在那里;我们过得非常愉快。然后星期一晚上,我相信也是在马瑟举行一种宣教士聚会,或为我们交往很久的约瑟·博兹弟兄举行欢送会。看到博兹弟兄、卡尔森弟兄、萨默尔弟兄真是好。今晚有很多人在这里;我四处看,看到他们的脸,我对此而非常高兴。

9

然后我要回家,六月7、8、9、10日在南卡罗来纳州南松市继续举行大会,“半夜的喊声”报刊登了。接着去另一个长老会信徒比格拜弟兄那里。他是那个写了那篇文章“长老会博士会见五旬节派先知”的人,或是某篇评论。我要到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跟他在一起。然后去南门市,母牛宫,我们跟基督徒商人会在那里举行了很多大会。我想,接着从那里上去,我相信是圣塔莫尼卡或那里的某个地方,一直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格拉斯谷,一直到,我相信是斯波坎。从那里回到……一直到俄勒冈州,俄勒冈州撒冷;再到英属哥伦比亚,上去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复兴会一结束,就为基督徒商人会组织一个分会。然后尽量及时赶回家过冬,要准备去海外。

10

当我的五旬节派弟兄们预言一场大规模的复兴要来临时,我已经听说了,并在观察他们。我们都知道我们刚经历的复兴已经停止了。但必定还有其它荣耀和伟大的东西要来。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查考,要在圣经中找到这些地方。我想,如果我们的启示绝对是符合圣经的,那我们就知道它是对的。如果它是经文,就是从主来的。我开始相信那是对的,夜晚的果子成熟的时候要来到了。

11

那天,在复活节早上,我传讲了“新妇树”,基督就是那完全的树。大卫看见了它,说:“它立在溪水旁。”后来,罗马是怎样把这棵树砍倒了,完全的树结出神完全的果子,被挂在一棵人造的树上。但神在第三日叫他复活了。后来,出现了一棵新妇树,结出了果子。敌人又来,把它砍倒了,经历了黑暗时代。但是,主说:“我必补还。”

路德派兴起,形成了宗派,那根藤被修剪了。卫理公会出现了,形成了宗派,那根藤被修剪了。五旬节派宗派出现了,那根藤被修剪了。但当夜晚的光出现时,果子在树的顶端成熟了。我们快到尽头了。所以,我们期待未来会发生更大的事。
你们知道,我刚经历一场事故,几乎把两只眼睛炸瞎了。我非常感谢今晚能来到这里,我还能看见。
12

呐,你们记录经文或主题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要给我所讲的内容起个主题。我把一些注释和经文都记在这里了,我感觉那可能是主让我讲一会儿的。通常我从不超过……哦,那天,我……索斯曼弟兄,我想大约是六个小时或类似这样。我花了很长时间。你知道,我懂得不是很多,所以我必须要等候。我必须慢慢来。我不像这些是真正的神学家的弟兄,只是把内容铺开来。

我必须等候它出现,要慢慢来,你知道。我花了很长时间。然后又花很长时间开始,接着又花很长时间结束。但它是……我觉得在运转了,你知道。这就好像把一部车的档位都挂遍了,直到你挂上了高档位,然后它就跑得非常好。你想要让它那样跑一会儿。
13

让我们来读一处经文,我们今晚来读神的道,从《箴言》18章10节和《以赛亚书》32章2节读起。呐,《箴言》18章10节是这样读的。

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
在《以赛亚书》32章1和2节。
1看哪,必有一王凭公义行政,必有首领借公平掌权。2必有一人像避风所和避暴雨的隐密处,又像河流在干旱之地,像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之地。
14

呐,愿神给所读的这宝贵的道加添他的祝福。你们为我祷告。几天前,我在路易斯维尔听到一个黑人小弟兄、一个五旬节派传道人,他正在讲道,念诵。他失去圣灵几分钟后,他就会停下来,说:“你们都在为我祷告吗?”然后他说……又讲了几句话,说:“请人为我祷告。”他说……你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除非你到这台上来一次。

上讲台决不应该只是来给人看或来给人听的。你必须上来,带着在房间里祷告的更新走出来,在恩膏下进入会众中间,照圣灵说要做的去做,照主说的去说。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15

我像这样开始讲道,看到圣灵穿过祭坛,叫出活在淫乱等等之中的男女,领他们到祭坛上认罪;看见主释放和医治人。你不知道主要做什么。

我看见他带出砍伐基督徒的信息;有时则是祝福基督徒。你不知道;你只是去到那里;就是这样。如果你带着在自己的想法下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上去,你可能会大大地被愚弄。
16

一次,有个叫杰克·摩尔的传道人(你们许多人都知道他,他是这个团契的成员),他有个儿子叫大卫。我经常想到这事。他大约……那个时候,大卫大约是六岁。他听了他爸爸和众传道人讲道,所以,他认为主呼召了他讲道。他说,一直在说:“爸爸,我要讲道。”

他爸爸说:“好的,大卫,总有一日。”
他继续说:“现在,爸爸,你答应了我说我可以讲。”
于是他妈妈给他穿戴得非常漂亮,给他打了一个小领结,穿了长裤和白衬衫。他看起来像个神职人员,那天晚上他走上去,坐在椅子上,准备讲道。杰克弟兄说:“你知道,各位,”他说:“大卫很久就想讲道。现在我们就要放他出来。大卫,上来吧,跳到这里来讲吧。”
他说:“他从椅子上下来,好像要使世界燃烧起来。他从讲台末端跳到那里,他从左边看到右边,他看起来那么枯竭,讲不了了。”他便走回去坐下。
我看到,许多时候我认为讲不了。而我们传道人还是要必须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正如那位小弟兄说的:“为我祷告。”
17

想到这题目,读完了这荣耀的主题,到了聚会的另一部分,今晚我想选取一个出现在我头脑里的主题,我以前竭力传讲过它,“释放压力”这个题目。我认为这是非常恰当的。

到处都有那么多的压力。大家似乎都处在压力下。怎么回事?是什么问题?一切……这是个有压力的日子。人们以九十英里的时速开车穿过大街,然后会收到警察的罚单。跑在路上,几乎是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飞速奔驰,为要领先别人五英尺,要在回家前去酒吧喝个把小时。压力。是的。
18

即使是基督徒,压力也搅扰着他们。看到他们一些人都充满了压力,要把你压断了,脾气都积聚在了一起,好像他们要爆炸。是什么问题?出问题了。不应该那样。脾气是从撒但来的。

虽然大家都处在压力下。当然我不相信是这里的这群人。但那是……你知道,这些聚会被录音了,它要传到别的地方去(你明白吗?),所以我要对那群在压力下的人讲。但我想,你知道,有很多那样的弟兄:压力。如果撒但能使你处在压力下,他就差不多把你打败了。是的。那么多的压力。人们正在做错事,想要隐藏它。哦,那样做,唯一的事就是在积聚更多的压力。那只是在积聚更多的压力。
19

我知道压力意味着什么。那天因为压力我几乎失去了性命。我很高兴主给我出去钓鱼、打猎的消遣。

大家都知道我妈妈几个月前去世了,我相信她是属神的蒙福圣徒。母亲节那天,我没有佩戴玫瑰花。一些人说:“比利,怎么回事?你妈妈不是刚去世了吗?为什么你没有戴一朵白花呢?”
我说:“我不能戴白花。我妈妈不是死了;是睡了。”是的,我说:“如果我戴两朵花,[译注:母亲节戴红花表示对在世母亲的尊敬,戴白花表示对已故母亲的哀思。]那我就放了一块绊脚石在你们的路上。如果我戴一朵白花,对我自己来说,我就是个伪君子,因为我相信她活着。她不是死了。”耶稣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相信这话。这是他的道。
20

所以,我要……我的消遣就是钓鱼和打猎。我对此很高兴。当我回到家……电话,来自各地的人们站在那里,等了几个月,他们也处在压力下,想要找出主要他们做什么,在他们的生命里……我们呆在那里,直到神从天上降下来说话,把事情揭示给他们。那也给人们积聚了压力。

当我紧张时,我下去……我属于某个俱乐部,会过去打靶。我一直想要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步枪。但我……哦,我的一些朋友本来要给我买一支(非常贵),但我不能让他们买。我不能看到自己让我的一个朋友支付那么多钱去买一支枪,而我却知道一些宣教士在传福音,脚上连鞋都没有。我不能那么做。
21

不久前,阿尔特·威尔逊弟兄给了我儿子一支来复枪。他不知道我儿子是左撇子,枪上有一个右向的枪栓。我的另一个朋友开了一家威勒比枪批发店,他说:“让我把那支枪拿去,寄给威勒比公司,给你重新打孔,我会替你把它改造成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步枪。如果你愿意这样做,会花掉你三十美元。我可以花大约十二美元替你做,让我来,让我来做。”

瞧,最后,我同意了。他是个卫理公会弟兄,刚领受了圣灵。我告诉他,“只管拿去吧,”他太想做这事了。后来我把枪拿到打靶场,装上子弹,举起来射击。我看见火喷到了我头顶之上大约有五英尺,在那一霎那,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我以为我死了。这是一件荣耀的事,如果我必须要死,我也会有最平静的感觉。我相信我不会怕死的。
22

所以,我看不见,听不见,什么也做不了。枪爆炸了,完全分离了,枪管往这边飞出了五十码,枪托等等飞到了我后面五十码,枪的碎片把树皮都撕开了,在我手里熔化了,没剩下什么东西。我能听见一些声音;像是喷射声,听起来像……我清醒过来,试图睁开眼睛,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碎片打进了我的前额。一块打在我的眼睛这边,从那边穿了出去,一块打进了脸颊骨,一块深深地打进了头盖骨。这块碎片打在眼睛这边,那块碎片打进了骨头里,一些穿过去了,打掉了那里的那颗牙齿。所以,我花了好一会儿才看见。
23

那人跟我在一起,他正走过去,要看打中了靶子的什么地方。我听不见他,也不能跟他说话。我用手睁开眼睛,想要向他打手势。最后他过来了。伍德弟兄,他吓坏了,连车都发动不起来。所以我们……最后我去把碎片清洗出来,他们把一些碎片从我的头盖骨里取出来了。我看着那些大的碎片,钉在树上有一英寸半或两英寸深。

呐,威勒比公司证明他们的枪能承受六千九百磅的压力。而这大约是四吨的压力。所以你瞧,那一定是六或八吨的压力在离我眼睛一英寸内的距离爆炸了。如果它会炸开那支枪,肯定可以把我身上那么多的东西都留在那里。问题是什么?他们给枪打孔的方式,在枪上留了太多的顶部空间。枪不是向前爆炸,而是向后爆炸。所以,它打入了我的脸里,炸开了那个大约一磅半重的枪栓,哦,一直炸飞到了鹿栏,落在了我身后的保留区俱乐部里。
24

正如我所想的,我想:“神啊,我很高兴在这里。”我晓得撒但想要在那里杀死我。但他做不到,除非神准备让我回家。那时我就准备好走了。还有很多病人要代祷,或者是有一些事要做的。

后来想到那个压力,我想……你知道,它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在这点上稍微讲几分钟可能是有益的。它表明,如果那枪一开始就是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步枪,它被造出来就可以承受那个压力。但它不是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步枪;它是温彻斯特枪改成的威勒比大口径步枪。所以,它无法承受那个压力。我想:“那是一件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有一天我会在这点上得到一个主题。”
25

如果我们一开始只是假装我们是基督徒,却没有回到那个重生的根基上,你就会在路上的某个地方爆炸的。压力太重了。你无法承受它,除非你是为它而造的。你不可能是为它而造的,除非神抓住了你,不只是把你擦亮,而是让你从起初开始,就把你带到一支真正的大口径枪的地步,神真正的孩子,被建造来承受这道,被建造来承受那个压力,这个时代的压力。

太多人爆炸了。人们试图模仿别人,所以他们迟早要爆炸。神把我们带到这世上,把我们放在教会里,做了不同的事,我们是什么就是什么。神借着他的预知把我们放在教会里。我对此很高兴。压力积聚了,迟早它会在你身上显露出来的。
26

几个晚上前,我们的牧师刚……不是病了;他只是筋疲力尽,他过得很艰难。除了我所有的电话外,他们还把他的电话转给我,我就去到了医院。他们告诉我某个女士第二天早上要做结肠造口术,她也许会死在手术台上。她是个罪人。牧师无法去看她,所以他们……我接了他的电话。我去看……他们说她在321病房。我上了楼。我想要友好,因为是在探望时间之前。我想跟她单独交谈。我说:“女士(护士),你能告诉我一个叫某名字的女士吗?”

她说:“我不知道,”都处在压力下。
于是我说:“他们说她在321病房。”
她说:“那为什么你不去321看呢?”
我说:“谢谢,夫人。”
我走到321病房,说:“纳克尔斯太太在这里吗?”
“没有叫那个名字的人。”
哦,我不愿再回到那个女士那里。所以我穿过厅堂,我说:“纳克尔斯太太在这里吗?”
“不,没有人叫纳克尔斯太太。”
27

于是我回去,另一个护士在厅堂里,我对她说:“有人告诉我去321病房,那女士,纳克尔斯太太……”

她说:“可能是在221病房。到楼下去吧。”
我说:“好的,夫人。谢谢。”
我下了楼,有个医生坐在那里(不是要评论,我不是有意说不好的话),但他的体宽几乎就跟他的身高一样。他坐在那里,理着一个平头,跟我差不多的年纪,正在他手指上摆弄听诊器。我说:“你好?”他只是往旁边看。我想:“哦,哦,我不想跟他交谈。这里有太多的压力了。”
于是我走到护士那里,我说:“女士,我有点被搞混了。”我说:“我上楼去找一位女士,纳克尔斯太太,她应该是在321病房,明天早上要做癌症手术,做结肠造口术。”我说:“你能告诉我她在不在那层?上面的护士说她可能在这下面的322或331病房。”
她说:“哦,那就去看看吧。”
我说:“谢谢。”
28

我回到那里。不,他们对那事一无所知。所以,我又走出来。当我经过时,厅里的一位女士说:“过去问这边的这个护士。”

于是我走到她那里,她说……我说:“你好?”
她说:“你好?”相当友好,平静。
我说:“你能告诉我这层有没有一位女士?”我说:“我完全乱套了。”我说:“我已经上楼下楼。”我说:“一个叫纳克尔斯太太的女士。”
她说:“等一下,先生。”她脱掉戴在脸上的口罩(她去过手术室),跑到那边,拿起本子。她查找那本子,说:“哦,是的,她在221病房。”
我说:“太谢谢你了,女士。”
她说:“不客气。”
29

我想:“哦,赞美神。她有……她即使是在匆忙中,至少也还有礼貌。”于是我走出门,往回走,有三个…附楼都被切断了,我不知道往哪一边走。我看了一下,看不到指示牌。这个医生来了,背着包,拿着听诊器。我说:“先生,你能告诉我221病房在哪里吗?”

他说:“往这边走,再往那边走。”
我说:“谢谢你提供的信息。”
哦,每个人都处在压力下。是的。没有时间,没有……每个人似乎都要去到某个地方。匆忙,等候。整个世界似乎都被压力折磨着。医生没有解药。是的。但我今晚很高兴在这一切当中,我知道有人有解药。那就是神。他有解药,就是如何从这些压力下出来。
30

我跟一个医生谈论这事。哦,那是一年或更久以前。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说:“你知道,精神病院爆满了。”他说:“精神病医生正在苦恼,他们找精神病医生给精神病医生诊断。”

我说:“哦。”
他说:“我想知道解药是什么?”
我说:“我有解药。”
他说:“是什么?”
我说:“耶稣就是答案。他是这一切东西的答案。”
他说:“我相信你是对的。”
这个神经过敏的时代,没有人有时间。嗯,过去我们可以去探访邻居。你们一些姐妹,嗯,你们都没有时间祷告了。
我想到约翰·卫斯理。苏姗娜·卫斯理姐妹有十七个孩子,她没有自动洗衣机和烘干机。她不能打开水龙头就会接到热水。她用一个旧松木桶从一口泉取水。然而,她可以每天找到两三小时,让孩子们围在一起,教导他们圣经。从那里出来了一位改变世界进程的查尔斯和约翰。
呐,瞧,我们……我们如此疯狂地要去某个地方,却哪里也去不了,只是猛力向前冲。
31

呐,在旧约,当一个人做了错事,也许他杀了一个人,或做了错事,那个被他杀害的人,他的朋友会搜寻这人,直到找到他,也杀掉他,因为旧约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但约书亚建了几个地方,叫做逃城。这些地方……基列拉末有一座逃城。我想,从但到别是巴有四个地方。它们是逃城,如果有人做了错事,他并不想那样做,他就可以逃到其中的一座逃城门口,为他的案子申辩,告诉他们说他不是有意要做这恶事。然后他就可以进入这城,免受他敌人的伤害。
32

瞧,如果他说谎了,追赶的人找到他,如果他说谎了,他们可以将他从坛上拉下来。但如果他是诚实的,他并不想做错事,瞧,他们可以……只要他在这城里,他就是安全的。呐,那是个安全的地方,是逃城,要杀他的杀手或追赶者,他免受杀手的伤害。他得到了保护。但这人首先必须是意外犯错的人。如果他是故意、有预谋地犯错,那人就没有希望了;他根本没有机会。但如果他不是有意那样做的……

呐,我想要在这里停一会儿。今天有些人,也许这里有些人犯错了,但你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我遇见过一些在枉称主名的男人;我遇见过一些手里拿烟、站着不停地吸烟的女人,男人咒骂着,像那样走到她们跟前,人们认出你是个基督徒,他们会说:“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有意要那样说的。”
33

我看见过一些女人几乎厚颜无耻到烧着自己的手了,把香烟藏在身后。喝酒的男人会溜出去,去到某个地方。瞧,他们……这是那种还有希望的。但有一些人,他们会走上去,当着基督徒的面咒骂,自作聪明。那人就没希望了。

当你讲道反对做错事,传讲圣洁,传讲女人不可穿不道德的衣服(她们所穿的这些紧身衣服、短裤),她们穿那些衣服只是为了下流。当她们那样做时,没有逃城给她们。即使逃城在那里,她们也不会寻求它。迟早她们会被追上的。
34

但对那些想要逃脱之地的人,当你做错事时,你不可能觉得舒服。没有办法觉得舒服。当一个人违背神的律法,他知道他犯罪了。你知道地狱的猎狗就在你后面,迟早你的罪会找到你的。

35

你们一些商人,如果你从这里出去,故意欺骗人,你知道你做错了。迟早那罪会追上你。是的。他们相信这个:“哦,瞧,它不会有伤害的。”但当你晚上开始跪下来,当你祷告的时候,你里面有东西在告诉你。它就挡在你面前。你知道你错了。

呐, 我们所有人都有我们无法达成的事。有时候我们有我们无法支付的债务。有时候我们有一些我们无法兑现的承诺,我就有很多。但有一件事是我觉得好的。夜间,当我做完了我所能做的,当我探访了我所能探访的每一个病人。然而还有许多病人会认为:“他是个伪君子。他从未来到我这里。我的孩子跟那个孩子一样。”我知道他们有那样的感觉。他们一定会有那样的感觉。
36

但当我用尽了最后一点力量,当我尽力做了我所能做的事,夜间我在父面前跪下,说:“神啊,这城里有一百个人在打电话要我去他们那里。但我实在无法往前走了。你知道我的力量。”我感觉到,即使他要召我走,我把头枕在枕头上,夜里死在了那枕头上,我也是在避难所里。我为我主竭尽全力了。如果我们能那么做,那神就会为我们开一条路。

呐,这人来到这逃城。呐,当他进到里面,首先他必须想进去。他必须渴望逃避那追赶他的忿怒。他必须想要进去。
37

呐,我不是有意要这样批评,神知道这点。那跟这相差十万八千里。我参加过传道人传道的聚会,他会说:“你们一些人从过道下去,找到你的朋友,领他上来这里。”呐,我对这点总是有些勉强。我相信如果神的道没有让人信服……如果它让人信服了,圣灵就会带领。那有太多情感的东西。一个归向基督的人必须理智、敬畏地上来,基于圣灵使他信服,向他显明有人受死要拯救他,他在道的基础上理智地上来,相信,接受基督作他生命的替代物。

38

呐,我相信一个归向基督的人,基督就是我们的逃城。呐,那是新约的逃城,就是基督。呐,一个来到这逃城的人必须想要来。他必须记住另一件事,即他必须呆在那里。哦,他不能只是跑进去,等追赶的人过去了,他又出来。他必须是满足了。

我相信,如果一个头脑正常的人能看到死亡就在他后面飞驰以及他所要去的魔鬼的地狱,能找到一个逃城,然后却又想出去,那人一定是有问题。只要他在逃城里,他就安稳了。如果他再出去,他就要遭遇他的杀手。在基督里我们有逃城,是有担保的,我们拥有安全,脱离了神的忿怒,以及要临到我们身上的地狱的忿怒。
39

呐,这人必须想呆在这个逃城里。今天也是一样。我们必须想要留下。让我这样说。我在讲台后面很快就三十二年了。我还是小伙子的时候就开始讲道。我从内心深处这样说。我从未看到过一次我想要离开这荣耀的地方。“我安稳在神的亭子里,在他的仁爱恩典里快乐。”正如作家所说的:“我生活在哈利路亚的那一边。”我太高兴在这里了。“我不为地上的几百万两黄金而离开这宝贵所在,不,试探者虽常常劝说试探,但我安稳在神的亭子里,在他的仁爱恩典里快乐。”哦,那是个非常舒适的地方。我知道我会免受我仇敌的伤害,只要……

40

呐,当这个人逃跑,敌人在他后面……很快敌人就会抓住他,因他所犯的罪而把他切成碎片。但当他在那里时,他就可以释放压力。他安全了。在他的杀手进去之前,城门的卫兵会拦住他们,因为他到了避难的高台就安全了。呐,当他在那里时,他就可以高枕无忧,可以释放压力了。“咻,他们准备抓住我,但现在我安全了。”找到一个避难所,那是何等的地方,一个安全的地方。在外面他会死;在里面他就没事了。

所以,神给我们造了一个避难的高台。圣经这样说:“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他们再也不会被找到,他们是安全的。哦,我真爱这个。神所预备的安全地方,阿们!敌人抓不到你,因为你在基督里是安全的。
41

正如我常讲的,一次在东方,我正跟一个传道人朋友坐在吉普车里,我们正要翻过一座山。那里有一些绵羊、一些驴子等等在吃草。有个人在照看它们,我说:“什么?你们叫那个人是什么?”

他说:“伯兰罕弟兄,他是个牧人。”
我说:“哦,我还以为牧人只牧放绵羊呢。”
“哦,”他说:“不。牧人牧放绵羊、山羊、牛群、驴子、骆驼,不管是什么。”
我说:“哦,我还不知道呢。”
他说:“但这里有一件事是我想要你知道的,伯兰罕弟兄。”他说:“当太阳开始下山时,牧人去到所有的动物中间,他寻找,直到找到最后一只绵羊。他把绵羊领进羊圈,夜间把绵羊关在羊圈里。但其他的动物则呆在外面,尽管他牧放所有的动物。”
42

这时,有个想法临到我:“神啊,让我不要像驴子。让我作绵羊,当我的火焰暗淡,我生命的太阳落下,当我的眼睛闭上时,把我安全地领进羊圈里。”我不想作为一个所谓的基督徒被撇在外面。我想要作真正的绵羊。我想要……

它们都在同样的草场上吃草。就像圣经说的:“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诗5:45]一群人,人们坐在一起。一些人是,一些人不是。他们都跪拜同样的灵。圣灵祝福同一群人。它降在……雨降在苍耳上,苍耳会直起来,欢呼。降在麦子上的同样的雨使它那样。但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基督徒会结出基督徒的生命。
43

注意。呐,神的安全地带,神的安全场所。当我们在这里,在这避难所,我们有权利得到神医治的能力。如果神赦免他的敌人,把他领进避难所,神领他进去以后,岂会不更看顾他吗?瞧?那里有医治的能力。所以,基督徒生病了,没有必要为这事发脾气。只要记住,“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那是应许。神应许了,所以他不能食言。

那是给我们疾病、给我们忧虑的避难所。“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5:7]那是个避难所。相信他的道、他的应许。他所做的一切应许都属于你,只要你在他的国里。只要你来他那里寻求避难,你就有权利得到他所作的每一个应许。这里或任何地方的每一个基督徒,都有权利得到基督为他受死的任何东西。当你在基督里,你就拥有了一切东西。那都是你的。绝对没错。
44

看看书念妇人,她的小儿子死了。哦,我想像那个为主所赐的小家伙,嗯,先知说话……小男孩大约十二岁,一天,他跟父亲一起在田里收庄稼。他也许中暑了,喊道:“我的头!我的头!”他父亲回到家时,那里就有哀号声,等等;小孩子,这个小男孩死了。妇人把他放在以利沙的床上。

她说:“给我备骡子。我要去先知所在的洞里。”
她丈夫说:“今日既不是月朔,也不是安息日。他不在那里。”
她说:“平安无事。”
后来,基哈西看见她来了,以利沙站在他的洞口,往外看,他说:“那个书念妇人来了,她正快快地赶来。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他说:“你去问她。”
他说:“你一切平安吗?你丈夫一切平安吗?孩子一切平安吗?”
妇人说:“一切平安。”一切都没事。
45

为什么?她可以释放压力了。她来到了神的代表面前。她来到了活的道面前。主的道临到先知。当她在这个蒙了神足够恩惠、告诉她说她要生儿子的人面前时,她是在同一个拥有真实的神之道的人面前。哈利路亚!

我今晚很高兴来到同一位神面前,他拯救了我脱离罪的生活,应许了在末日他要叫我复活,他要医治我的疾病,当我在世上时,他要看顾我。压力释放了。忘掉压力吧。
妇人上去,俯倒在以利沙脚下,说:“一切平安。”肯定的,她去到了道那里。她进入到了神的同在中。压力释放了。现在一切都平安;压力释放了,因为她到了神的代表面前。
46

今天神在地上的代表就是圣灵。当你在他的同在中,看到他祝福你,你还怎么能积聚这么大的压力来恨你的邻居呢?你还怎么能在你心里积聚宗派的分歧呢?你说:“如果他们不是五旬节派的,如果他是一神论的,如果他是三神论的,如果他属于神召会,如果他属于神的会,我就不能跟他交通。”你还怎么能在全能神的同在中那么做呢?圣灵怎么能降在一群会众身上,然后制造宗派的分歧呢?怎么可能那样呢?要释放压力。

烦恼,我们积聚了我们的压力,因为我们太关心宗派了。哦,美国因宗派划出围栏、信条而腐烂了。你干嘛关心那些信条和围栏呢?要进到神的同在中;进到圣灵的同在中;然后释放压力。
47

这里有一件好事,是我喜欢这些基督徒商人团契聚会的。你们似乎不受拘束。释放压力:不以它为耻。我跟他们站在最好的宾馆,最棒的地方,让圣灵临到长老会信徒、浸信会信徒、卫理公会信徒,他们都握手,尖叫,喊叫,赞美神。为什么?他们释放了压力。那就是问题所在。他们不在乎其他人说什么。他们在神的同在中释放压力。那是个释放压力的好地方。有很多地方可以跑;从这里出去,只管离开,就是这样。释放压力——那么做太好了。如果你不释放,你可能会爆炸,炸开某处的阀门。是的。

48

呐,呐,我们记住,要信靠主的道。呐,甚至……你说:“当我病了时,我能信靠他吗?”肯定可以。看看马利亚,哦,是马大,她的兄弟死了,她打发人去叫耶稣。耶稣没有来,反而离开了。她又打发人去叫,耶稣走得更远了。那是在积聚压力。

呐,不是我……“今天我求了他,他走得更远了。我又求他,他仍然往前走。”但没多久,马大埋葬了她兄弟后,她听到耶稣来了,便跑到耶稣面前,俯伏在他脚下,不是要责备他。如果你像那样去就近神的恩赐,你什么也不会得到的。你必须带着敬畏和尊重上来。
当你只是上去说:“我要试一试,”你不要那么做。你得不到任何东西。你带着敬畏上来,完全降服,就像那人走进逃城的门。你知道那是他的……那是他必须去到的唯一地方。你必须上来相信。
“哦,我要下去祭坛,看我能不能说方言。我要下去看我会不会叫喊。”哦,弟兄,你最好还是呆在你的位子上。你得不到任何东西。是的。
49

但当你上去,知道那是你唯一的避难场所。当你坐在聚会中,你在坚持:“我没有拿到祷告卡啊?”我看到过人们那样做。压力积聚起来;他们完全错过了。我看见他们站在聚会中,在祷告队列中,走到那里,说:“哦,如果我……”瞧,你……你……你正在跟自己争斗。不要那样做。只要坦然无惧,带着敬畏上来。走进神的同在中,知道神做出了应许,问题就解决了。

50

马大上来,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不是“为什么你没有来”?而是“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主啊,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她释放了压力。虽然她的眼睛里饱含泪水,虽然她软弱的身体疲惫了,但她能这样说:“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我喜欢这样。是的,先生。她得到了她要寻求的东西。

为什么?她去到了主的面前。不是大发脾气,“我们叫你的时候,为什么你没有来?我们离开了教会;我们撇下了我们的宗派;我们出来跟你同行;我们认为你是个拯救者。我们看见你医治病人。你自己的朋友病了,你却任凭他死。我打发人去叫你。”那就是现代五旬节派的版本。不,不,马大不是。不,先生。她说:“主啊(那正是耶稣,是她的主。),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哦,”主说:“你兄弟必然复活。”
她说,她说:“我知道,主啊,在末日他必复活。”
主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他想要看到他能把多少压力放在马大身上,但马大不愿接受。
“是的,主啊。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压力释放了。为什么?她找到了避难所。她找到了隐秘所。甚至是在死亡当中,她找到了避难所。
51

呐,在死亡的时候有一个避难所。你们相信吗?让我们看看逾越节晚上的埃及。死亡去到埃及,到了这些奴隶那里。时候到了,神讨厌和厌倦了人们对待他子民的方式。他怎么做的?他要求一个赎罪祭来保护他的子民。他总是开一条路来保护他的子民,如果人们愿意接受的话。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埃及的例子。那是夜间,我注意到,来了……夜幕降临了。自从他们下到那里,从来没有一个夜晚像这样。哦,那是个可怕的夜晚。到处都是漆黑一片。月亮不发光;星星也没有出现。哦,何等可怕的夜晚!万物都厌烦了。
52

有个小男孩走到窗边,往外看。他说:“爸爸,你认识在街上跟我一起玩的那个埃及男孩吗?瞧,有两个黑色的大翅膀悬挂在他的房子上。他妈妈在街上,尖叫说:’我的孩子,我的长子死了。’”

于是他抓住爸爸,说:“爸爸,你不关心我吗?你不知道我是你的长子吗?”
我能看见那位父亲相当平静地抓住他儿子的手,走到门边,说:“儿子,你看见门楣上的血吗?你看见门框上的血吗?看见了吗?”
“哦,爸爸,那跟这有什么关系?”
“儿子,那是神的应许。现在只要释放压力。神说:’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我一见这血……’那是神的应许。所以,那些翅膀不会过来。”
小男孩走到窗户边再看,说:“爸爸,他来了。”他父亲正在忙别的事。天使降到门口,但他一见到血,就越过去了。瞧?
那是为什么?释放压力。神应许了,那是根据神的应许。神总是持守他的应许。是的。
53

我想要给我们看一件小事。你们注意到我们在以色列的时候……他们下到埃及,成了奴隶。他们从来、从来、从来没有见过应许之地。他们没有一个人到过那里。他们对它一无所知,只有他们所听见的。神应许了他要领他们去到应许之地,那里流奶与蜜。那对一群奴隶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他们挨打,把发霉的食物扔给他们,天天挨鞭子。那是件可怕的事。

呐,听着,基督徒们,留意这个比喻。呐,当时,他们听说有一片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他们可以住在他们自己家里……他们不需要害怕了,有避难所,他们可以在那里种植花园,生养儿女,安稳了。突然,从旷野来了一位先知,有火柱随着他,或他跟随火柱。他们开始了他们去应许之地的旅程。
当他们走到了加低斯巴尼亚时,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约书亚……有一个人跟他们在一起,一个叫约书亚的大能勇士,“约书亚”的意思是“耶和华救主”。他去到了应许之地,带回了证据。
54

呐,记住,他们不知道那地存不存在。他们只是凭着信心去到应许之地。他们不知道它在哪里。火柱领他们去到那里。这位先知行走,留意着这火柱,他们跟随火柱,直到他们到了应许之地。约书亚过了约旦河,去到了应许之地,带回了证据:那地正如神所应许给他们的。人们尝过了葡萄,一串葡萄要两个人扛。那正是照着神所应许的。他们找到了。那地就在约旦河对岸。嗯,肯定的,他们从未见过它。他们知道没有人到过那里。但神做了应许,神总是持守他的应许:那应许领人脱离奴隶的束缚,去到他能拥有自己家业的地方。

55

一天,另一个伟大的战士来了,他的名字叫耶稣。他教导那里有一个……“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他教导,人在世上死了以后还有生命,人可以再活着。他教导,有死人的复活,一天,他要来审判全世界。

一天,他走下死亡的约旦河,越过了约旦河,第三日回来,带来了死人复活的证据。哈利路亚!他站着吃鱼和饼。他与门徒在一起四十天,显明自己活着。他说:“你们摸我,我不是个灵。我是人,有肉有骨。”
他是什么?是在我们的时代越过死亡之河又带着证据回来的约书亚。不但如此,他还说:“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他们被差派上去等候,他要将他们得救的凭据赐给他们。
56

你想知道那个凭据是什么吗?我要花一万美元买你的农场。我付给你一千美元来留着农场。这是个承诺,你要给我留着农场。那是定金。瞧,主说:“我要向你们证明,你们要得到你们救恩的凭据。但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一天,我自己陷在罪中,没有地方去,发生了什么事?就像五旬节那天所发生的,神将圣灵降在等候的门徒身上。当他们得着时,他们就被圣灵充满,从死里复活了。
死是什么?罪。罪,“罪的工价就是死。”死是什么?不信。“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3:18]今天,太多的人自称是基督徒。他们想要相信某个教会的某个信条。你告诉他们神的道,他们却当面笑你。那就是罪。因为道与他们的信条不符,他们就不想跟道有任何关系。你就像……最好做别的事。神的道是真实的。是的。当他们……门徒从那里下去,他们知道他们得到了复活的证据。
57

呐,今天,那是我们拥有的避难所。看看发生的事。当我们被认出……耶稣替我们死。当我们认识到那不是我们的义,而是他的义,当我们接受他作个人的救主,我们就借着洗礼与他一同去到了坟墓,与他同死。如果你没有死,你就不该被埋葬。

所以,当你死了,承认自己的罪,称自己是个罪人,祈求怜悯,借着洗礼与基督一同埋葬,也必在复活中与他一同复活。
既然从罪中复活了(哈利路亚!我现在觉得兴奋了,弟兄。),从死里复活了,有基督复活的样式,我们从罪的生命中复活了,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被圣灵充满,有永生的证据,证明我们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今晚,我们的魂与基督一同活着,因为罪伏在我们之下,我们从那里复活了,这是我们复活的凭据。阿们!
58

你怎么知道你已经出死入生了呢?你站在哪里呢?因为我们已经从罪中复活了。借着洗礼与他一同埋葬,我们在复活中与他一同复活。现在我们的魂与他在一起,他与我们在一起。我们感觉到了他的同在,我们看见了他所做的事。我们看见他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通过教会行事:医治病人,知道他们心里的意念,辨明人心,大能,叫死人复活,完全在行他所行的事。

然后释放压力,弟兄。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们已经在基督耶稣里与他一同复活了。我们现在坐在天上,不是我们将会怎样,而是现在,与他一同复活,坐在天上,拥有我们永恒得救的凭据。(咻!)是的。阿们!释放压力。降下原子弹,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们都与主一同复活了,阿们!
59

压力都是怎么回事?你争吵,从宗派跑到另一个宗派,是因为什么?要释放压力,归向基督。你里面要有神的灵,回头看看你来自的地方,看看这个世界。你再也不想走进去了。是的,为什么?你与主一同复活了。你是个新造的人,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释放压力。

约书亚渡过河,给他们带回了证据。他们怎么做的?抱怨,不信。今天的宗教世界也是如此。他们不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们害怕这个。他们害怕圣灵,而那正是我们复活的证据,证明我们有了永生。
60

瞧这里,我可以用另一件事来把这点钉牢:以利亚和以利沙总是预表基督和得到加倍感动的教会。“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我往父那里去,你们要做比这更大或更多的事。”

当以利亚呼叫以利沙,当神在洞里以微小的声音对以利亚说话,他披上袍子,下去,看见那个年轻的先知赶着牛经过田里。他知道如何犁出笔直的行沟。于是以利亚把袍子搭在他身上。以利亚必须把袍子拿回去。以利沙受洗了(你看到吗?),有了以利亚身上的灵。他有了一份。他被称作一位先知。后来,他跟以利亚去到约旦河,他靠着一份感动过了约旦河。当他回来时,他有了加倍的感动。荣耀归于神!
当圣灵今天降在我们身上时,你得到了一份。当我们过了死亡的约旦河,在复活中回来时,我们既有属灵的身体,又有跟基督一同复活的肉身。(我希望我没有震聋你们。)
61

哦,弟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准备复活了。我们处在……[原注:有人说预言。]哈利路亚!与他一同复活,现在坐着。你在哪里?这里有多少基督徒?请举手。作为基督徒,你回头看到你最初来自的地方吗?那表明你曾死过。你本不想参加像这样的聚会。你本不想……你本不想坐在像这样的热房子里。你本不想花钱来穿越这国家。你本来会去到某个下等酒馆之类的地方。为什么?你死了。那曾是你的性情。你一生下来就是个罪人。

但基督回来,说:“我必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要赐给你们凭据。我要将圣灵降在你们身上。(哦,就是这样)那是凭据。”
62

今天,我们发现世界在我们的脚下。人们认为我们疯狂了。你不知道整个世界都属于我们吗?你怎么能用钱买来和平,用钱买来爱呢?那是列国想要做的事。用钱买喜乐……“到药店给我买二十五美分的喜乐。是的,先生。我可以使用它。”你做不到。

为什么?那是神的礼物。它是从神来的,是免费给他儿女的,即那些在基督避难所里、与基督一同复活坐在天上的人。此时我们与他同坐,在他里面。“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在里面有何等的团契。荣耀!
63

我是五旬节派浸信会的。是的,一个拥有五旬节经历的浸信会信徒。为什么?我可以,我接受了那个证据。我接受了我的主。我看见曾经……我查看圣经,它说了不同的事。我说:“哦,瞧,教会说:’哦,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那是个错译,”所有这些的事。它有问题,它导致我对它成了一个不信者。但一天,(哈利路亚!)我向那东西死了,借着圣灵的洗在主里面活了。今晚,我也在他里面复活了,复活超越了不信。我相信它的一切话。我相信它是那样的。我看见主行事,照他第一次在地上时的方式准确地证明了这点,今天他也是如此,因为他应许了他会出现在夜晚的时分。我们现在与他一同坐在天上。释放压力。不需要因任何事被撕裂。有什么用处?我已经被撕裂了。
门徒跟从了主的命令后呢?是的。
64

今天,太多所谓的基督徒,从宗派跑到另一个宗派,他们拿着证件跑出去,说:“我厌倦了做卫理公会信徒;我要成为浸信会信徒。我要拿我的证件去浸信会。”浸信会信徒跑去长老会;长老会信徒跑去这个、那个和别的教会。五旬节派信徒从一个团体跑去另一个团体。你在做什么?问题出在哪里?这表明那个积聚了压力。你不知道你站在哪里。

“伯兰罕弟兄,谁对呢?是这些对呢,是那些对呢,还是这个对呢?”
基督是对的。“我怎么接受他呢?”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阿们!因为什么?他相信了神的道。是那样的。
一些教会让我们相信你得叫喊才能得到圣灵。卫理公会这样相信。他们发现很多叫喊的人背后却有很多压力。是的。积聚脾气,跟路德派争斗。
五旬节派说:“你得说方言才是相信它。”他们说方言,却互相争斗。“你们老古董的一神论的,我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老古董的三位一体论的,我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老古董的这个那个,我……”瞧,那仍是在压力下。你还从未去到正确的地方。
65

但是弟兄,当你到了那个地方,你死了,在复活中与基督一同复活了,你就会爱你的弟兄和姐妹。没有一个宗派能拆除那个障碍。你们是基督徒,你们在基督耶稣里是一体的,不管你是长老会的、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不管你是什么;看到基督在我们中间运行。是的,阿们!

看到我们的宗派带给我们什么了吗?一堆的荒唐事。分裂我们的团契,搞出障碍,把人们置于压力下,等等,想要为一个组织争战。组织会死去和灭亡。它用不着死;它已经死了。它从一开始就是死的。
66

但基督……你在基督里,就是活的。如果你在基督里,你会相信他的道。如果你在基督里,基督就会向你彰显自己。如果你在基督里,你就已经出死入生了。“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宗派不是坚固台;信条不是坚固台,而是“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

释放压力;只要归向基督。不要上来说,“哦,我要接受这个教会的信条;我要接受那个教会的信条。”要接受神的能力;接受耶稣基督的名;奉这名祷告;奉这名受洗;奉这名为病人祷告;奉这名赶鬼。“他们可以奉我的名赶鬼。”奉这名生活;奉这名叫喊;奉这名行路;奉这名死去。阿们!“无论做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将赞美归给父。”[西3:17]阿们!就是那样的。
67

“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呐,你不能借着某个信条或类似的东西前来。你必须死去,去就这名。你必须走进这名里面,向自己死去,再复活。然后,神的一切道都成了真实的。

你能想像一个男人拥有圣灵的洗(圣灵写了圣经)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吗?你能想像一个男人,不管他在神学或别的上有多深,却否认圣灵所写的圣经的道,还能说圣灵在他里面吗?
68

你能想像一个女人穿着这些短裤,昂首挺胸,走在街上吗?而圣经却谴责这事。你能想像人们行事,人们今天照他们的方式生活,还说他们有圣灵吗?

哦,人啊,你所结的果子证明了你没有得到圣灵。你正吹着自己一无所知的口哨。你死了,就是死了。你活了,就是活了。旧事已过,神的一切道都是用“阿们”来回应的。不管你的信条或宗派说什么,圣经这样说了。耶稣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咻!阿们!我猜你们认为我生气了。我没有。我只是冒泡了。瞧?爱,爱是纠正。爱是属神的纠正。哦,应许……
69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为什么他们加入这个教会,跑去这里的这个教会、这个组织或那个?他们只是在积聚压力。问题是什么?他们还没有到达正确的避难所。在神的国里有和平、仁爱、喜乐、忍耐、温柔、耐心、对圣灵的信心。其它的那些东西都已经过去了。

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我们……我们到了那里,我们相信它,我们安稳在神的亭子里。当你那么做时,你知道你已经是出死入生了。你回头看到你以前不信神,现在你却相信他。你看到从前你在那里为信条争吵,现在你却在圣经里。
70

曾经,有人告诉你根本没有像说方言这回事,没有像这样的一回事,说圣经没有教导这个。你读圣经,而它却在圣经里。你说:“但牧师说,或是我的宗派说那是给别的时代的。”瞧,你仍然是死在罪恶里。要升到上面去。那是不信。

“哦,”你说:“但我生活圣洁。”这里没有人;美国没有一个五旬节派信徒能活得像那些非洲异教徒一样圣洁。是的,先生。伊斯兰教徒又怎么样呢?他们的圣洁怎么样呢?试着跟他们一起生活一段时间。试着比较一下你的义。
71

那里的一个部落,如果一个年轻女孩到了某个时间还没有结婚,她的贞洁就要接受检验,找出她为什么没有结婚。如果发现她被玷污了,她就得说出那个做了这事的男人,他们都要被处死。如果是这样,这附近的各国会有很多人被处死,不是吗?试着跟那个比较一下。

哦,但今天我们可以告诉人们如何生活。他们自大并吹捧,跑去别的东西,说:“我不想听它。嗯,你总是训斥我。”那让我想起了米该雅,他站在以利亚,哦,是亚哈面前。他站在那里,因为他接受了以利亚的话。他把他的异象跟先知以前说过的话、跟神的道比较。当我们得到了一个异象,如果它不符合神的道,那就别管它。要持守住这道。是的,先生。
72

呐,以赛亚描绘了他。当以赛亚看到他,他说……呐,当他们在这团契上看到他,在这坚固台里看到他,住在它里面,相信它。他是避难所。但当以赛亚在32章这里看到他,以赛亚说:“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那一定是这块地,疲乏、凄凉之地。

“哦,”你说:“哦,这是喜乐、幸福之地。”是的,我知道它是。我相信,就像上个星期天传讲过的真先知的职责。阿摩司上去察看那座城市,那个古老国家的传道人,光秃秃的脑袋,胡子垂下来,眼睛眯着,他看上去不像这些走进好莱坞、看着这些迷人东西的现代旅行家之一。他眯着眼睛,俯看那里,说:“你们宣称信靠的这位神要毁灭你们。”如果他今晚来到美国,他会说同样的话:“你们宣称侍奉的这位神要成为你们的毁灭者。”神这样做了。他只传讲了大约十三年,但他活着看到了他的话应验。他是一个无所畏惧、拥有神话语的人。
73

你说阿摩司怎么知道这个的?因为他能诊断那个病情,就像医生诊断病情一样。当医生接过一个病例,察看病情,看到上面的症状是癌症,很晚期了,他会说:“那是死亡。”据他所知,没有希望了。那个病人没有希望了,因为他的病太晚期了。

但当一个神的真先知俯看,看到一个国家的罪,看到我们的妇人剪头发,穿粗俗的衣服;看到男人有敬虔的外貌,被信条束缚,类似这样,带领人走偏,瞎眼的领瞎眼的;借着神的道诊断病情,除了毁灭,不可能再发生别的事了。一切都过去了。癌症已经吃进去了,烂透了。
74

在所有的宗派中间,它完了。除了大声疾呼反对错误的事,没有别的事可以做了。阿们!意思是“愿它如此”,是的。好的。“疲乏之地的大磐石,暴风雨时的避难所。”哦,我很高兴他在疲乏之地看见了大磐石。

哦,我记得不久前我读到了一本有关鹰的书,某种鹰。我想它是东方的。不久前我在这里传讲过它:“如鹰搅动巢窝。”我正在研读有关鹰的书,我发现有四十种不同的鹰。
但这某种鹰……圣经说如鹰返老还童[诗103:5],更新力量;我们要如鹰上腾等等。这种鹰,当它开始衰老时,它知道它不久就要死了。它的头上出现一个硬壳;它秃顶了,你知道。
75

那就是神把自己比作鹰的原因。他把他的儿女比作鹰。因为鹰是飞得最高的鸟,它们可以飞得比其它任何鸟都更高。它的眼睛非常敏锐。如果它看不清底下发生了什么事,看不远,飞到上面对它就没有任何益处。神把他的先知比作鹰,能像这样滑行,看得很远,看见未来的事,下来告诉人们就要发生的事:鹰。

这些老鹰,当它开始衰老时,它发现……它飞到高处,飞进岩石缝中,找到某块磐石。他飞到上面,他变得太老了,几乎都无法四处走动。它头上的这个硬壳正在杀死它。
它开始在那块磐石上撞头,撞在磐石上,直到将硬壳从头上敲掉。哦,这会伤害到它。你可以看到它啪嗒跳上去;它会往后跳(我通过望远镜观察它),它会再敲脑袋。它想要做什么?把那硬壳敲掉。它会流血,血流到全身,直到把那硬壳敲掉。
76

如果它敲不掉硬壳,就会死。但如果它把硬壳敲掉了,它就会开始欢呼尖叫。你可以在几英里外就听见它尖叫。为什么?它知道它把整个硬壳从身上敲掉了;它知道它要返老还童了,因为它把硬壳敲掉了。太好了。我为鹰感激那磐石。

但弟兄,我知道一块磐石。阿们!我知道有一块磐石,疲乏的罪人可以敲打自己,不是在那里撞头,而是借着祷告敲自己,直到世界所有的硬壳都从他身上掉落了,所有的不信、镣铐都被挣脱了。那人可以借着祷告在那里敲自己,直到每个罪的镣铐都从他身上挣脱了。
我知道妓女可以撞击,直到她们成了女士;我知道酒鬼和赌徒可以撞击,直到他们成为神的圣徒、属神的人。我知道一块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耶稣,我们的避难所。你一旦把整个世界从你身上敲掉,你就返老还童了。
77

你更新了什么?你知道你可以开始赞美神,因为永生是确定的,因为神应许了永生。只要呆在那里,直到世上的一切过去了。但只要还有一些世上的硬壳粘在上面,你就最好去继续敲打,因为永生还没有在那里。当你说:“哦,我相信神的道部分是对的,”呐,你还有硬壳在那里。是的,先生。当女人仍然剪头发穿短裤,那里就还有许多的硬壳。

那天,有人因着这点来训斥我。他们说:“伯兰罕弟兄,人们尊重你是个先知。”
我说:“我不是先知。”
他说:“但他们说你是。为什么你不教导人们如何得到……如何得到先知的恩赐,如何得到那些东西呢?不要跟那些女人、那些男人讲他们的信条,以及女人该如何穿戴。”
我说:“如果他们连自己的ABC都不能学,又怎么能教他们代数呢?”
他们没有基本的端庄来清洗和举止像基督徒,你还怎么能教导他们,给他们高中的教育呢,而他们连幼儿园都还没有毕业,都不想从那里出来。我不是有意要生气或令人不快。但那是事实。阿们!咻!我觉得兴奋了。
78

呆在那里。当圣灵来临时,他会使你成为不同的受造物。当你把整个世界从你身上敲掉了,把镣铐和所有的不信敲掉了,你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神的大能;你相信复活;相信圣灵的洗;相信所有这些属灵的恩赐并且看到它们运行。

为什么?你与他一同死了,与他一同埋葬了,然后与他一同复活。就是这样。然后压力释放了。哦,弟兄,传道人不能传讲任何定你罪的话(是的,先生),因为你能对他说的任何东西说“阿们”(瞧?),因为你已经把所有旧的镣铐都敲掉了。就是这样。你信靠的不是信条;你信靠的是基督。是的,先生。
79

是的,当旧的硬壳被敲掉时,你就好了。你就要返老还童了,有了一个更新的生命。你有永生了,佐伊,神自己的生命住在你里面。然后你就活了,不是死的。你的欲望和思念都集中在上面的事上,不是在这世界的时尚和喜好上,不是跑到这里来跳舞、看电影。

你们许多五旬节派信徒晚上呆在家里看电视和类似的东西,不去参加祷告会,因为你们这里的神学院制造了一些娘娘腔的“猫王”传道人,而不是站起来告诉你真理的属神之人。绝对没错。他们想要做的……
你知道我们正在收割什么样的庄稼吗?我们正在收割宗派的庄稼,因为我们撒播了宗派的种子。那是唯一能长出来的那类种子,就是宗派的种子,因为那正是我们所撒播的,想要让人进入这个,让人进入那个。
80

你应该让人归向基督,忘掉你宗派的分歧。让他们借着圣洁的神、借着圣灵回到圣洁的生命,看到神的大能像从前一样运行。阿们!我们自称是基督徒却否认神的道,“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还说:“哦,我们今天需要的……”难怪我们让压力积聚起来。

卫理公会对吗?不久前,一个女孩来我这里,她说:“伯兰罕弟兄,你相信一个有圣灵的女孩穿超短裙是错的吗?”
我说:“什么是超短裙子?”
她说:“哦,就是这样这样的裙子,把内衣都露了出来。”
我说:“一个有圣灵的女孩想要把她的衬裙露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羞耻,羞耻。嗯,问题是什么,今天我们弟兄的问题是什么?今天传道人的问题是什么?他们害怕反对这个,因为那是饭票,害怕你会被踢出去。嗯,他们……嗯,他们不需要把我踢出去。我已经出去了。
81

我不想把自己捆在不信者中间。耶稣说不要那么做。“你们不要和不信的同负一轭;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神说,你们要分别,我就收纳你们。”

难怪事情不能发生。难怪我们想要建造五旬节派的复兴。难怪我们失败了。要做我们所做的事……嗯,弟兄,我们正在撒播错误的种子。我们正在撒播我们的组织所信的,我们的信条所教导我们的。
葛培理、奥洛·罗伯茨、杰克·舒勒斯和其他所有人可以穿越这个国家一千次。决不会有任何益处,除非我们回到神那里,回到……
82

一个政府到底怎样才能建立自己呢?你说:“它是政府。”你知道政府的问题是什么吗?那是因为我们自己选举的。那是人们的问题所在。我们选举了我们的这种政府。因为那正是我们心里的东西。那正是我们想要做的事。人们想要那样的东西。他们投票选举了它。

83

去教会……不久前,我陷在了一个指控中,有个小弟兄传讲了大约六个月。后来理事会和执事会打电话给他,说:“你必须停止。我们不会容忍那样的事。”

他说:“停止什么?”
他们说:“你所传讲的信息。”
他说:“信息?我正在传讲圣经。”
他说:“我们不相信那样的事。”
“哦,那是圣经。”
你知道他们怎么做的吗?他们说我们要把你赶出去。
他说:“你们不用赶。我已经出去了。”是的。肯定的。
人们啊,出了什么问题?那是饭票。我宁愿……你说:“哦,你不能,你……他们害怕人们……如果你没有一张卡片……”
84

你能想象那天阿摩司去那里向人们讲道的时候有一张卡片吗?说:“这是我的团契卡。我跟所有的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合作。”他们憎恨他。是的。他们今天也憎恨。如果今天他站在这里,他会站稳在这道上,做同样的事,从天主教一直谴责到五旬节派。他会做同样的事。他肯定会。他得不到,他得不到合作。他不用携带团契卡。但他拥有“主如此说”。那正是人们不想要的。

你认为今天他从街上走过,看到人们,你认为他的义魂会无动于衷吗?当然不会,不会的。问题就是这个。我们的压力积聚了。那正是我们国家现今的问题。那正是我们世界现今的问题。
85

不久前,我在非洲时,我正在围栏旁观察,有一只小绵羊离开围栏迷路了。小家伙紧张极了。突然,我想:“它出了什么问题?它出了什么问题?”我刚好注意到有一头狮子出现了。绵羊看不见狮子;也嗅不到狮子。但就是有什么东西告诉了它那个危险。它紧张,咩咩叫,不停地叫。它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

问题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在积聚压力。你害怕原子弹。全世界,他们都害怕某件事要发生。他们知道有件事情要发生。嗯,事情肯定要发生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阿们!那是快速去到荣耀里的途径。哦,我们已经死了。我们死了。我们在天上与基督一同复活了。去迎见他是我们的愿望。
86

不久前,一个传道人打电话给我,他说:“伯兰罕弟兄,你那样告诉他们说,耶稣也许随时都会再来,把人们吓坏了。你让人们太紧张了。”

我说:“太紧张?”
“嗯,”他说:“肯定的,没有人会去思想世界的末日。”
我说:“那是我所能想到的最伟大的事。因此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87

他说……“凡爱慕他显现的人,他要第二次显现,”凡爱慕他显现的人。但如果你被地束缚住了,仍然生活在这下面,主的显现对你做的不比这世界多一百万倍,那你就仍是在这下面。如果你在这上面,你就已经越过那个去到这上面了。阿们!只要释放压力,朋友们;是的。哦,是的。是的。只要释放压力。如果……如果你归向基督这块大磐石,把所有的不信都敲掉,你就能欢呼,因为压力很快就要没了。是的。

88

就像过去的奴隶,那天早上当奴隶解放宣言签署的时候。几年前,我在这里读到他们签署释奴宣言的时候。那些奴隶太高兴了,某一天他们要得自由了。他们得自由的时候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吗?妇女、孩子、小孩和残疾的,他们都在这个地方,都在山的这边挤满了,因为太阳一出来,那天早上日出时他们就自由了。我现在忘了那个日期。真希望我能记得,但我此时记不起来了。我原以为我记得,但我没有记下来,所以我不记得那日期了。

89

但不管怎样,那天早上,他们迫不及待,太阳一出现,他们就要得自由了。瞧,他们中最强壮的人,就像今天最刚强的基督徒,他们爬到山顶上,当天开始放亮时,他们就注视着。首先你知道,太阳才露出来一点,山顶上的人就尖叫起来:“太阳升起来了。我们自由了!”他向第二个人叫喊;第二个人向下一个人叫喊;下一个人向再下一个人叫喊,一直传到山脚下。他们可以释放压力了。“我们自由了!”为什么?太阳升起来了。阿们!

那是s-u-n。但今天让我叫喊:“神的儿子升起来了,S-o-n。夜晚的光正在照耀。圣灵在这里。神的儿子在人的心里作王。”释放压力。他在这里。神的儿子升起来了。呐,我对此太高兴了,看到他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发生。在这末日,他又在他的子民里面运行。所以我们就可以释放压力了。
90

他升起来了,从坟墓里起来了。他从死亡中升起来了。他已经复活两千年了,我们正与他同活,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阿们),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你身上有压力又有什么用呢?生活吗?哦,你必须活着。你不可能死。“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是的。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瞧,我们已经与他一同复活了。我们得到了复活的凭据;圣灵如此宣告了。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你怎么知道呢?所有的世界都被敲掉了。

老鹰想叫就可以叫,因为每个枷锁都从它身上脱落了,所有的旧硬壳都没了。当世界的硬壳、世俗的习惯、一切争吵、脾气、焦虑、完全的乱来、从宗派跑到宗派,全都解决了,你在基督耶稣里了,你知道永生住在里面,因为你回过头去,就会看到你所来自的地方,回头看到那个粪堆和忙乱。呐,我在这上面了,永远安稳在基督耶稣里,是个新造的人。
91

几年前,我上山区去传道。一天晚上,我拼命地传讲“圣洁归于主”,它是如何落在了每一颗心、每一匹马上。白天有大阴影,夜间有火柱悬挂在锡安山上等等。当我传讲完了,我做了祭坛呼召。后面有一个老伐木工,神只是说:“再坚持一会儿。”

我说:“谁想上来接受主,现在就上来。”他不肯上来。我请他们再弹赞美诗。他们弹了赞美诗。他马上像那样跑了上来。他像是要下来把我从聚会中扔出去。他的工作服像那样都被撕裂了,他用一根大钉子别在旁边,被猛得撕开了。他上到那里,几乎都无法上到祭坛那里,他俯倒了,手抱住头叫喊:“神啊,怜悯我!”像那样,走上祭坛,得救了。
92

次日白天和晚上,他去到那里,跟他的孩子们坐在那里。他的儿子走上来,大约五岁的小家伙,说:“伯兰罕弟兄,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好爸爸。以前,他每天晚上进门,都会喝醉,抽打我们等等。”但他又说:“今晚我们都坐在桌子边上祈求祝福。”他已经出死入生了。

就在我准备讲道前,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说一件事吗?”他说。
我说:“可以,先生。上来这里吧,弟兄。”
他上到那里。他说:“我曾死过,但现在活了。”他说:“我的一切都改变了。”他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什么梦呢?你愿意给我们讲讲吗?”
他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我梦见我是只兔子。”他说:“猎狗向我扑来。我奔跑,但那些长腿的猎狗就跟在我后面,就快要抓住我了。它们嚎叫着,它们离我太近了,我都能感觉到它们的气息吐在我的脚跟上。每次……每次它们扑过来,我都能感觉到它们咬住我了。”
93

他说:“我看到那里有一块大磐石,那磐石上有一个裂缝。我知道,只要我能钻进那个小裂缝(它大得刚好够我钻进去),那些猎狗钻不进去。我知道它们无法穿过磐石抓到我。我知道,如果我能钻进那磐石里面,我就安全了。我及时地钻进去了。”他说:“当我进到里面了,我就坐下来,开始歇息。”

就是那样,释放压力。是那样的。只要就近这磐石。地狱的猎狗正在你后面奔跑,你一边走,罪恶一边给你的生命作标记。你宣称……如果你宣称是基督徒,却仍然爱世界,如果你宣称是基督徒却不信这道,那就是地狱的猎狗在你后面嚎叫。它让你藏在某个信条或荆棘路上的其它东西里,它能在那里抓住你。
94

只有一个安全的地方,那就是这磐石,弟兄。今晚,在那磐石上有一个裂缝;它为罪人裂开。它为不信之人裂开。要跑进它里面,然后释放压力;在那里坐下。你就永远安稳了。只要释放压力,你就没事了。跑向基督,因为他是我们的避难所。“他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46:1]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95

我这里还有大约三十件事是要说的,但我不想累着你们。时间迟了。我要问你们一件事。

你们许多人,几乎是这里的每一个人,以前都参加过我的聚会。你知道你不能指责圣灵说的事有哪一件是不对的。你知道这个。但让我告诉你,朋友,你不要在你的组织里避难;不要在某个小经历中避难。今晚世界充满了带着感觉到处走的人:火、烟、血、柱和别的东西。你不要相信那个。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基督。当你在那里面时,弟兄姐妹,你的生命就改变了。你就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你已经出死入生了。我不能判断你。我受差遣决不是判断;我受差遣只是为了这道。
96

今晚只要检查一下,看看你自己。这里的每一个人。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只要想一想自己。只要看看你自己,想想你行事的方式,你所做的事。你们女人,看看你自己;你们男人,看看你自己。

传道人,看看你自己。你的组织又怎么样呢?今晚,如果神的真理传出来,你不能接受它吗?你的组织对你那么重要吗?你要持守你的组织吗?那么,你仍是个罪人;你是个不信者。如果你在你和神的道之间放置任何东西……呐,记住,那是耶稣,他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是道。在你和神之间有什么东西吗?
97

呐,你们低头,我要问你们。我留你们太久了。但我怎么知道下一次爆炸不会击中我呢?我必须勇往直前。如果神没有支持我所说的一切话……不是因为那是我;而是因为那是他的道。我必须……你的组织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不是反对你;而是反对那把你跟别人分开的体系,反对那体系,它让你坐在那里像世人一样生活,却仍然宣称是基督徒而你知道自己不是。如果你不能符合这道,那就有问题了。那是给传道人和所有人的。你知道那是对的。

呐,想一想。某个爆炸,总有一天,某处会有某件事情要抓住你。你必须去,你必须面对神。趁着还有机会逃脱猎狗,让我们今晚就去到磐石那里,你们愿意跟我去吗?我要带路。当你们低头,闭上眼睛时,谁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神祝福你,你,你,是的,在这会堂里到处能看到。
98

“哦,主啊,领我到磐石那里。领我到比我更高的磐石那里,到暴风雨时的避难所。主啊,带领我,带领我。我不……我不想呆在这世上。我不想被撇在这里,与它一同灭亡。”靠刀剑度日的,必死在刀下;活在世界上的必与世界一同灭亡;为这个世界和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必在原子弹爆炸中灭亡。那只是原子弹的炮灰。

看看今天在街上的这些人;看看他们在院子里。看他们无论去哪里。你不知道问题是什么。他们是寻欢作乐的,抽烟的,喝酒的,跳水的,女人穿着不道德,知道她们正在犯奸淫。
你说:“我跟任何人一样清洁。”但是女士,你这样穿着和走在外面街上,男人盯着你看。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当那个罪人为奸淫交待时,你将是那个呈献自己的人。现在想一想。
99

你们男人,为了宗派的一口饼而在永生神的道上妥协,你应当感到羞耻!让我们悔改;让我们祈求神的赦免;不要让湖上的这次大会成为一个过失。让我们得到与我们同在的神。让我们被圣灵充满了再离开这里,心里有一团燃烧的火。让我们跑向那磐石—唯一能帮助我们的东西。

有一天,你的组织,你的朋友们,他们劝你走在错误的路上,甚至是去牧师那里,如果他任凭你那样生活,却什么也不跟你说,你就会跟世界一同灭亡。看看那些宣称圣洁和得到认可的祭司;耶稣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偏要行他所行的事。”然而他们是清洁、正直的人(似乎是),但他们否认活的道。他们有敬虔的外貌。先知告诉他们说:“你们所侍奉的神,他要……他要……他要毁灭你们。”这位你们要……他这样做了。
100

让我今晚这样说,美国宣称他们所信的这位神将是把她沉到海底的那位神。她要像永恒的火一样燃烧。全世界,所谓的基督徒世界,照着他们生活的方式生活,拥抱信条和类似的东西,却否认神。

难怪他们的组织……难怪复兴熄灭了。他们到了一个地步,他们去领这个进来,领那个进来,把几百万美元投在新的教育建筑等之类的东西上,而那么做决不是神所命定的;而是要传福音。
101

想一想。如果今晚你死了,会怎么样?如果你在回家的路上被杀了,怎么样呢?下次爆炸击中我,我想要世人知道这点,我相信神的道,每一个字。我把它当作基督耶稣接受到我心里。我相信在我里面的圣灵所说的话,用“阿们”回应一切的道。我活着看见了神所做的每一个应许得以应验的日子,我看见了。我知道他要来了。

我知道主要来接走一个教会,肯定是少数人。“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人在床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普世的复活,被提。让我们为此做好准备,朋友们。这就是时候了。这里有何等美妙的时光,在这大湖上,在我们所站的地方,正如我们所做的……耶稣在加利利所做的,今晚圣灵在我们的会堂里,运行在人们身上,在这一百五十或两百人的小群人中,接近三分之二的人举手了。让我们悔改。
102

我们的天父,主啊,我们可以看到教会已经失去了起初的爱心。我们可以看到全国各地的教会都堕落了,不但是这个国家,全世界都是。我们晓得那天早上你说撒种的时间结束了,能撒种的唯一地方是在海外的工场上。这是在残株上拾麦穗。神啊,那些话真是对的。

呐,今晚当我们看到这些宝贵的人开始起步了,在肉身上有很好的表现,想要上来。他们晓得他们的生活跟那道不吻合。某个地方出问题了。他们有压力、脾气、冷漠;哦,神啊,或者是丑恶的事使他们举止不端,举止不像基督徒。他们发现自己不满足。他们正在游荡,从一个组织去到另一个组织,从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
103

尽管他们可能叫喊了,尽管他们可能跳到半夜了,尽管他们可能方言说得就像倒豌豆在干枯的牛皮上一样流利,他们可能做了这一切的事,主啊。然而,神啊,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信心移山,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能做所有的这些事;然而他却什么也不是。

神啊,愿人不依赖感觉等等。愿他们归向基督,就是这道,超越到一切不信之上,跟随圣灵去到应许之地。主啊,求你应允。你越过了死亡的约旦河。你又回来了。你向我们证明了那边有一块美地,人在那里永远活着。你赐给了我们复活的果子。你让我们尝到天恩的滋味。
104

在《希伯来书》6章记着说:“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五旬节派)、又与圣灵有份、尝过天恩的滋味(神天上的食物,现在我看到他们正在堕落)的人,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唯有战惧等候审判和烧灭众敌人的烈火。”神啊,愿边界信徒今晚尽快地跑进迦南地。主啊,求你应允。

主啊,今晚愿这些正在为他们里面的生命而跳起来的小兔子,主啊,愿他们每一个都找到那块磐石。神啊,愿这次大会永不停止,直到外面的树丛和其它任何地方都有祷告会,直到这些人找到那块磐石,女人在那里可以像神的圣徒,她们在那里可以穿得像圣徒,举止像圣徒,说话像圣徒;男人可以走到他们的讲台,执事走进他们的办公室,理事等人带着正直,在基督复活的大能下,祈求复兴降在人们身上。主啊,求你应允。
105

神啊,愿教会得救。你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若不是我父呼召的,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神啊,是不是太迟了?猎狗会不会在我们到达磐石之前就抓住我们?神啊,求你应允不要那样。愿每个男人女人掐掐自己,认识到我们处在末时的这个事实。没有多久,我们的主就要再来了。

谈到明年的大会,我们怎么知道今晚或明早主就来了呢?我们怎么知道我们这里的哪个人或许多人在天亮前可能会被叫走呢?那时我们就必须站在审判中。世界上的这一切事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益处呢?我们要跟它们一同灭亡。神啊,我们决不会在复活中起来,只有被定罪。愿神应允我们今晚挣开一切的镣铐,使我们去到磐石那里,永远活在基督里。主啊,求你应允。进入磐石里,释放压力。父啊,求你应允。
106

我现在将他们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安全地抵达那磐石,他们的保障在那里,他们可以看到他们的生命,硬壳都被敲掉了。主啊,许多人,主啊,许许多多的人被迷惑了。他们以为他们在磐石里,俯看他们的生命,看到他们并没有在,看到世界的镣铐、欲望、世界上的事仍然在抓住他们;他们知道他们决没有借着祷告把硬壳敲掉。

愿神应允今晚这些宾馆房间成为一个整夜充满活力的祷告会,敲打和祷告的会,神啊,直到基督徒重生,被圣灵充满,新的生命开始。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神的荣耀,阿们!
你们爱他吗?
我爱他,(现在以刚强的心在灵里敬拜主,)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07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死了,你们已经与基督一同复活了。那是我们得救的凭据。我们一同坐在天上。回头看看你所来自的地方。看看正在发生的事;检查自己;省察一下。瞧?“我绕过了他的道吗?我没有……我知道圣经这么说,但我不那样相信它。”要谨慎;你还没有死。如果圣灵在那里,他就会说:“阿们!那是我的道,”瞧?

“哦,我相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吗?
“我相信《马可福音》16章的神迹是给另一个世代的。”
主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相信吗?多远?直到世界的末了。“看哪,我就常与你们同在。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多久?直到世界的末了。众先知的一切应许,在夜晚的时候……先知说:必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它是阴沉的。
108

太阳在哪里升起?东方。在哪里落下?西方。文明是怎样运行的?从东方运行到西方。呐,自从子,S-o-n,带着医治的翅膀在东方升起,照在东方人身上,已经有一日了。呐,会有一个组织、宗派的日子,只有一点光,只够到处走动,把名字记在册子上,接受基督作救主。但主应许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呐,夜晚的光已经出现了,显明了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s-u-n,也是在西方落下的同一个s-u-n。宗教、文明、救恩,已经像太阳一样从东方运行到西方。现在S-o-n,在五旬节那天降临的同样的圣灵正降在西方。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我们已经在西海岸了。如果我们往前走,就到了中国,又回到了东方,它开始的地方。瞧?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现在是时候了,朋友们,是时候了。请接受它。
109

听着,让我给你……再过一会儿没事吧?听着。你害怕共产主义吗?你干嘛害怕共产主义呢?你们众人要醒过来。共产主义握在神的手中。留意这个神所用的工具。你们决不要……

圣经中没有一节经文说共产主义会统治世界。但圣经说天主教教义要统治世界。在像的脚底,哪个是铁哪个是泥?是共产主义吗?不,先生。是天主教教义和新教教义,绝对是的。那钢、铁,罗马,一直去到末了。那是天主教教义。看看今天它坐在哪里。
自从我们的总统肯尼迪先生当选……最近六个月,自从他当选,在肯塔基州,大约有三十一万人从新教徒转向了天主教徒,单单是在肯塔基州。那天报纸上说的。
110

看看现在发生的事。那是什么?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他们谈论那个。他们说这一切的……就像我们长老会的弟兄等等进来。太好了。我也相信那个。

但你曾醒过来思想耶稣说那愚拙的童女,当她开始喊着要油的时候,就是新郎来的时候吗?当她们醒来,开始意识到自己没有油时,她们去买油。就在她们去买油的那个时刻,新郎来了,新妇进去了。难道你们看不到这点吗?
111

我们想到所有这些圣公会、长老会、路德派。我们欣赏那个。我们看到他们进来了。但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迹象。这是他们去买那油的时候。睡着的童女一直都在睡着。今天这些牧师的问题是什么?不知道你所生活的时刻吗?耶稣说:“你们若知道我,就必知道我的日子。”又说:“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迹象。”[太16:3]

醒来吧,人啊!你们不知道圣经说……对这五旬节派教会说现在事情发生的方式,“你想不到的时候……”你知道五旬节派教会是老底嘉教会时代、最后一个教会时代吗?它不冷不热,神要从口中把它吐出去。
112

每个教会时代和每颗星,教会时代的每个传道人,给教会的每位使者已经被彰显出来了。你知道这个教会时代是唯一一个耶稣被赶出教会,被发现在门外敲门,想要进去的教会时代,就是在老底嘉教会时代吗?难道你看不到我们生活的时候吗?

真希望我能来这里大约两三个星期,单单进行圣经预言的教导等等。要看到我们正生活在哪里,朋友们。人们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你看不到我们是在末时吗?一切都结束了。下一件事将是那小群人聚在一起。当她一聚集,大约一个月后,她就将离去。哦,我们是在末了了。哪里都没希望了。人啊,要奔向基督。
113

靠着你们的礼物,我喂养了我的孩子们。因着你们的善良,我有一个事工。因着那些人,我离开浸信会教会去到的五旬节派信徒那里,你们就是那些人。当他们告诉我说我是个狂热分子,没有说预言这回事,没有像这些天使显现这回事,和类似的事……今晚我要你们作证。我告诉你们的成千上万的事,有哪一件没有成就呢?

你们记得当以色列人来到撒母耳面前时,他们说:“我们想要一位……我们想要扫罗作王。”
神告诉撒母耳说:“他们不是厌弃你作先知;他们乃是厌弃我。下去,站在他们面前。”
他说:“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们的事,有哪件不成就呢?我乞讨过你们钱财来维持生计吗?”
他们说:“没有。这些事都是对的,但我们仍然想要一位王。”
114

就是这样。又回到了同样的地方。这是教会,这是教会;不是国家;是人民。如果他们……看看我们的电视;看看我们的报纸;看看我们的布告牌;看看我们的女人;看看我们的男人;看看我们的教会。嗯,烂透了。绝对是的。我们还称那是基督徒。

人啊,你们不要信靠那些事。我爱你们;我不是想要……想要乱说,说错误的事。我在奉主的名告诉你们。巴不得你们相信其它的这些事,看到它们成就了,你们相信这个。比你所想的还近了。神祝福你们。我最好把聚会交还给这里的主席,萨默尔弟兄或这里的某个人。
115

你们爱主吗?让我们再唱一遍。我要你们所有的卫理公会信徒跟浸信会信徒握手,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也一样。只要说:“我也爱主,弟兄。靠着神的帮助,我要全心侍奉他。”你们相信吗?你们愿意这样做吗?说“阿们”。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是的,阿们!)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16

多少人想要进入那个被提,请举手。好的。瞧,主仍在跟你打交道。瞧,如果他仍在打交道,就有一个避难所给你。让我们努力前进。我也把双手举起了。我也想要进去。哦,引我亲近,亲近,更亲近恩主,到你受死宝架前。那是我想要呆的地方。你们呢?呐,当我们唱“我爱他”这首歌时,让我们向他举手,全心地唱。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17

呐,当你们低头,闭上眼睛时,现在相当诚实地想一想。凡没有得到圣灵的洗,没有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温柔、耐心、温驯、信心的迹象,没有这些神迹随着你的……不管发生别的什么事,那是圣灵的果子。如果那果子不在你的生命里:温柔、温驯、耐心、仁爱、赦免每一个人……如果那些神迹不在你生命里(呐,谁也不要看,继续低头。),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我要说,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会众。

118

耶稣啊,神啊,神啊,我真不愿像那样刺痛那些人。但是,哦,当审判的时候站在那里,我要做什么呢?那时我看到那些手尖叫着,那些女人脸上闪着光,她们的眼睛往外鼓成团,说:“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呢?”那些男人说:“哦,如果你当时告诉了我……”神啊,帮助我。

主啊,请保守我。让我诚实;让我真诚;让我正直,主啊,帮助我认识你的道,使我能把它说出来。请帮助这些人,亲爱的父啊。
想一想,在这里的一次五旬节派会议上,百分之九十的人在一个直接从道出来的尖刻、严厉的信息讲完之后举手了,圣灵横扫过……但是神啊,我很高兴他们仍然可以意识到。一个男人或女人意识到它并能认识它,神啊,这必定是你的灵在对他们说话。我祈求,我认领他们每一个人的魂。主啊,当你的仆人—我,就像摩西,主啊,我站在他们和这要来的审判之间。主啊,我恳求。他们举起了手。如果我蒙你喜悦,父啊,我知道我没有,但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你有益的事,主啊,今晚请垂听我。
119

这些是做出了牺牲的人。他们做了一切事。主啊,他们爱我,他们爱这道。他们爱……他们想要正确,主啊,今晚请打开那避难所。神啊,愿他们奔入到里面。如果今晚可以,在祷告室里,在他们的卧室里,在梦里等等,把他们叫醒,主啊。将你的灵浇灌在他们身上。主啊,愿他们找到那磐石。神啊,愿他们的魂成为燃烧的火。主啊,求你应允。

我们爱你,我们相信你。你在你的道中这样说:“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神啊,我竭力持守这道的每一个命令,即使人们把我赶出组织,等等。但我仍然相信它。主啊,我坚持它。现在请垂听我。我为他们每一个人祷告。我为他们每一个人祈求。神啊,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被提中。愿他们被圣灵充满,有活在他们中间的永生神的一切神迹随着,主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为他们求,阿们!
120

卡尔森弟兄说也许我应该问,是不是有病人想要接受祷告的。生病了想要接受祷告的,他们今晚在这里吗?如果有,请举手。哦,有很多人。还有一个晚上的聚会,我们可以继续让他们出去吗?那场聚会上有个宴会。哦,我告诉你们,当你在这里时,互相按手。“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

瞧这里,我要你们看着我。我拿着圣经。我作为一个骗子站在这里又有什么益处呢?我家里有妻子和三个孩子。当我离开时,我的孩子们哭了。我家里有教会乞求我留下来(“不要走。”),将要建造会堂和别的事。但他们许多人,他们不能来那里。我必须去到他们那里。瞧?我站在这里那样做又有什么益处呢?我站在这里告诉你们错误的事又有什么益处呢?
121

我五十三岁了。我做传道人已经三十二年了。我真诚地为什么事祷告,从来没有一次主不赐给我,或不告诉我为什么他不能赐给我。绝对是的。我总是发现,如果我祈求它,主那样显给我看,我很高兴他没有赐给我。我作为一个弟兄那样说,这话同我今晚传讲的信息要在审判的时候与你们对质。

你们真诚地互相按手,为对方祷告。一点也不要疑惑,乃是相信你所求的,你必得着,神必赐给你。我不管你病得多厉害,你有什么问题,神必应允。你们相信吗?互相按手。我要给你们引述神的道,“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谁?你们,你们信徒。现在不要为你自己祷告;为你所按手的那个人祷告,因为他们也在为你祷告。
122

我们的天父,我知道神的道已经传出去了。它已经找到地方了。呐,我已经告诉他们有一个安全地带。在这个安全地带有医治的能力。主啊,他们互相按手。他们是信徒。我们相信你。呐,撒但用疾病捆绑了一些人。他们正互相按手,为对方祷告。撒但,你战败了。

我竭力对神的道诚实。他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约15:7]因此,撒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基于主流血、复活以及他以永生的能力今晚在这里的显现。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这些人。我吩咐你不能再束缚他们了。撒但,从他们身上出去,使他们可以自由地离开,奉耶稣基督的名。
123

“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你们是亚伯拉罕的孩子吗?你们必须要成为亚伯拉罕的孩子吗?亚伯拉罕,不管需要多久,“他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坚固,将赞美归于神。”

不管有多少魔鬼告诉你:“不,不,不,”你说:“是,是,是。”今晚你相信神的道,神必使它成就。你所求的一切,只要你全心相信,就必得着。
现在,我想要问你们。基于主所流的血,基于知道你是个基督徒,这应许是真的,如果耶稣应许了死后的生命,进入死亡里,又带着生命回来证明这点,赐圣灵的生命在你里面,他的同在就在这里,它怎么能失败呢?它不可能失败。“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如果我们宣称是亚伯拉罕的种子,王室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王室种子,我们却对主的道起疑惑,还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吗?亚伯拉罕,一个七十五岁的男人,他妻子六十五岁,他们不生育,不生养。神告诉他们说他们要有孩子。他们等了二十五年,直到撒拉九十岁,他一百岁,他仍然将赞美归于神,说他要有孩子。我们却连几分钟都不能相信。
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得医治了。你们也同样相信吗?请举手,“基于主所流的血,我接受。”神祝福你们。那么,你们得医治了,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