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513E 释放压力

1

谢谢,鲁德尔弟兄。我很高兴地知道我在福音上得了一个儿子。是吗?瞧,很好;那太好了。是的,我确实很感激鲁德尔弟兄。我相信保罗曾有一个儿子,叫提摩太。保罗称他为福音的儿子。

我不肯定,你以前的名字是叫福洛丝·福特吗?天啊!福洛丝,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是的,确实是。我记得我是孩子的时候,她兄弟劳埃德和我常在一起玩耍。她经常烤大块的蛋糕,你知道,我们上去那里,吃到几乎要吐了。你知道。
2

我记得有一次,他们请我上去,劳埃德请我,我们……福洛丝烤了……那时她还只是孩子。她烤了一个大蛋糕,我们吃到再也吃不下了。我想:“呐,我要整夜跟劳埃德留在一起了。”你知道,天开始黑了,那时我决定我必须要回家。于是我动身,跑在路上,怕得要死,竭力要赶回家。

现在,我还记得她父亲。我猜你妈妈还活着吧?瞧,那很好。从那时起,时间的长河流逝过了很多的日子。是的。现在我们俩都是中年人了,是爷爷奶奶了。瞧,但是有一片土地,在那里我们永不会变老。瞧?福洛丝,我太高兴地知道你正在仰望那片土地,你肯定能找到它。
吉姆,吉姆他怎么样?是的,我记得那个。吉姆,那是她丈夫,我对他记得很清楚。我认识他的几个孩子;我们……当他们结婚,孩子正在长大的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在事工场上了。你知道,我们不得不彼此分离。
我偶尔会看见劳埃德弟兄,在街上就冲着他大喊。他们给我做很多吃的,我喜欢真正的弟兄姐妹。
3

呐,我很高兴看到鲁德尔弟兄的第一把火是在这个地方,动手把一个旅馆变成了神的家。那非常好。

当然,你知道,有时候你能预见什么事,你知道……那会使事情更好一些。所以我们能预见这个孩子身上有一样东西。他害羞,他爸爸和我几年前常在一起工作。我知道他爸爸是个积极进取、非常能干的人,为什么那东西不能在他孩子身上呢?我知道他有一个可爱的妈妈。他生得正确,所以在他背后一定有某些好的东西。你瞧?他心里渴望事奉神。当深渊向深渊呼唤时,就必有一个深渊响应那个呼唤。我非常高兴看到鲁德尔弟兄正在前进。
4

这群极好的人在这里……今晚能上到这里来向这群在这里寄居的圣徒讲道,对我来说是个极大的荣幸。我们不是……这不是我们的住处,你们知道。我们是寄居的。我们是……我们不是在家里。

我记得,鲁德尔姐妹,你是怎么跟他一起来,坐在那里。他总是低着头。你有极大的信心。他们肯定有;她相信他应该传讲这福音。所以有个那么好的妻子,还有爸爸、妈妈和所有的人都在为他祷告,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的,鲁德尔弟兄。所以这就是了。鲁德尔弟兄,我祈求这只是你的一个立足点,让你在这里能为了福音的荣耀跳到最高处。
5

我知道鲁德尔弟兄、姐妹和马克斯今晚会对此感到真正的高兴。我多想看到比利·保罗站在讲台上。我希望活到那一天能看见约瑟站在讲台上。那就太好了。

我们将孩子从年幼抚养到青少年所遇到的那些劳苦愁烦,到时,就不算什么了。回头看到你父亲的白发等等,你记住,你的一些……是你所犯的一些错误让白发出现在那里。是的。
6

瞧,来这里真是很好,我只是有一点沙哑。我一直在讲道。昨天吉恩·高德弟兄和我走了一点路下去。鱼在咬钩。所以我们过得很愉快,来迟了。我们当时站在水里,有一点点感冒,但我相信你们会忍耐我的。

呐,我们就要动身去参加夏季聚会,大约九十天的聚会。期望八月底或九月初回来。我们现在要去到……这个礼拜我在密歇根州格林湾开始,星期天下午回到芝加哥的高中参加一个大会。我要在威斯康星河格林湾的基督徒商人会的发起大会上演讲。然后从那里到芝加哥,星期一我要在芝加哥参加一场大会,是为约瑟·博兹弟兄举行的宣教集会。然后回到家里,再去到北卡罗来纳州南松城,接着下去南卡罗来纳州,再去洛杉矶市南门的母牛宫。那场聚会是由四十来个一神论派的教会主办的。这是一神论派第一次主办我的聚会。
然后上去加利福尼亚,经过俄勒冈州,进入加拿大,从那里到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这个秋季回来。约瑟·博兹弟兄要去肯尼亚、坦噶尼喀、乌干达、非洲和南非,去安排晚些时候在秋天的聚会。
呐,要说我有带领去这些地方的任何一个,我还没有,但我感到应该在某个地方撒种,为神的国做我所能做的。
7

现在,让我们再次低头祷告几句,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被代祷过,乃是我想求主帮助我在这里给你们供应一些话。

我们的天父,我们现在奉主耶稣的名来就近你的施恩座,他给了我们许可,邀请我们来,并且当我们就近的时候,我们会得着我们所求的。我们绝不求站在你的审判中,而是要站在施恩座前,这样我们就能得着怜悯,承认我们错了,在我们里面毫无公正。主啊,我们献上自己,我们不能奉献什么,只有我们主耶稣的祷告和邀请,他这样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我们相信这个。他告诉我们来奉他的名求什么,都必得着。我们相信这个。
8

在我们信心的根基上,我们来求你祝福这个教会和我们和蔼的弟兄鲁德尔弟兄和他的家庭,以及在这里所代表的所有家庭。

当我看下去时,见到莫里斯太太今晚在这里,就想到了过去的日子。神啊,正如我对她说的,时间的长河已经流逝过了许多,许多危险、困苦、网罗已安然度过。主啊,你已经领我们经历了它们,我们信靠你,我们要靠你走到道路的尽头。
祝福这个地方。主啊,把你的名立在这里,赐给他们你命定给这个地方的最好的东西。正如弟兄今晚在这里祷告的,愿邪恶……这个年轻人祈求你除去一切的障碍。主啊,求你应允。垂听他的祷告。
医治我们中间的病人。把救恩赐给那些饥渴慕义的魂。主啊,将你不中用的仆人的声音和努力分别为圣。祝福你的道,愿它不徒然返回;愿它成就它所定的目的。愿圣灵今晚拿神的东西来鼓励我们的心,从最大的到最小的。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9

呐,今早我讲了很长时间。我不知道要讲道;我只想教导一堂主日学课程。有一天我教导了六个小时。今晚不会那么糟糕了,我肯定。

但我这里有一个小小的主题,我想读一些经文,因为我知道他的道不会落空。我的话可能……我的话可能会落空。我要竭力使我的话与他的话一致,拿他的话……用我的话围绕他的话构造一个上下文,让我们可以用作一个主题。
10

今晚我想读两个地方。我想读《箴言》18章10节作为一处。另一处,我想读《以赛亚书》32:2。现在,看《箴言》18:10。

10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
在《以赛亚书》32章第1、2节。
1看哪!必有一王凭公义行政;必有首领借公平掌权。2必有一人像避风所和避暴雨的隐密处;又像河流在干旱之地;像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之地。
11

现在,我想用这个作为题目,作为我的主题:“释放压力。”这是个古怪的题目,“释放压力。”我挑选这个,是因为在去到聚会之前,我总是要努力祷告,想要寻求主,不是要站在或多或少的会众面前,从一个到一百万,不是要站在那里为了被人看见或被人听见,乃是要做一件事来荣耀我的主。所以,看到人们的需要……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要被人听见,因为我没有什么好听的,糟糕的嗓音,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总是跑题,从《创世记》到《启示录》跳来跳去。我不是个有口才的演讲者,但是我爱主。只有我先爱主的子民,我才能爱基督。瞧?我必须爱他的子民。所以如果我爱他的子民,我就爱他了。
12

然后,我想像他一样。我想让我的目标跟他的目标一致;就是一直努力做好的事情,帮助人。

看到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知道这个教会有一个很好的牧师……
呐,我这么说不是要奉承,我是从心底里说的。如果我说的跟心里的不同,我就是一个伪君子。我相信这个教会有一个站在真理上的牧师,无论什么出现或消失。我相信这个。那是我对我儿子的信任。我相信那个。他是相当勇敢的。我相信他是个可敬、圣洁的人,从神那里差来,有一个给这个末世的事工。他跟我传讲同一部分的道;是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完全照着圣经所写的方式。我喜欢那样,决不妥协,完全持守住道。我喜欢那样。
13

但我在思想,一个那样的人,要我走到他的讲台后,尽管是个年轻人,我可以讲什么来帮助他的会众呢?因为那是他要我上来的原因。他是个牧者,他看守他的羊。此时他可能想要稍微改变一下,那可能会对他的会众有一些帮助。他关心你们;他关心你们的福祉。白天和黑夜,他随时要去任何地方,尽他所能帮助做些什么事。瞧,那是神真正的仆人。

14

当他说……他说他麻烦了我,或打扰了我,或纠缠了我或什么的……他没有那么做。当他不断地邀请时,那让我更加爱他,因为我爱那个,他对我信任。这表明……如果我认为我会伤害他的羊,他是不会带我到他们面前的。决不,没有牧者会那么做,因为他认为我会做正确的事。当他请我来时,那是他给我的极大的荣幸。我喜欢他的动机,就是一直坚持,直到事情发生。那是个有信心的人。我喜欢那个。

所以我想:“我要对这群会众讲什么呢?”我想:“瞧,他们可能在一切事上都得到了正确的训练,毫无疑问。”但是今天人们身上有一个压力。那个压力没有限制或宗派的界线;它没有年龄的界线,它不偏待人。它在年轻人和老人身上,在好人和坏人身上;在每个人身上都有压力。
15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神经质的时代,神经紧张。每个人都跑这里去那里,到处乱撞。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我知道这个教会要受它的折磨,正如到处都被它折磨一样。伯兰罕堂受它的折磨,到处,整个世界。

这是一个压力的时代。快点,快点,快点,快点;赶快,等候。一小时开九十英里,回家吃晚饭,等了两个小时饭才做好了。是的。就是这个时候。在那样的匆忙和快速中,就使你陷入了神经紧张。老婆说一点相反的话,你就想大发脾气。老公说一件事,你就猛跺脚,告诉他进房间里去。瞧?“瞧,老公,我跟你不想说什么话,你去吧。”
“老婆,哦,我太紧张了。”瞧?为什么?到底怎么了啦?瞧?
16

所有这些凑到一块,这个紧张就积聚起来,它的结果就是做错事,做一些不恰当的事情。是的。呐,它会使穷人那样举止;使中产阶级那样举止;使富人那样举止。它会使坏人那样举止,使很好的人那样举止,使好人这样举止;因为那是紧张、压力在积聚。必须要在某处发泄出来。瞧?如果你不发泄,就会炸锅的。

呐,我们看到这个。它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积聚。如果你在工作,你对老板说话,“哦,某某某。”如果你对小孩说话,“过来这里。”“妈妈,我……”瞧,就是这样。它在积聚。哦,瞧?你觉得头都快掉了。我知道;我每天都要对付它。所以我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它在积聚。
17

那天晚上我想到这个。我在某个医院里。我们的牧师,我以为他病了;他只是累坏了:跑啊跑啊跑啊跑啊,直到精疲力竭了。一些人说,打电话来……他们打电话到办公室,问我可否代他探访。瞧,我整天都忙这些事,从不同地方来的传道人,我说:“好的。”

瞧,我去探访。我去到某个医院。他们把一个女人的名字和她所在的房间号给了我。我去到这个房间;我走向这个女士……那是在接受探访的时间前大约十五到二十分钟,所以我走过去,告诉那女士我是个传道人,想要见某某女士。她看着我的脸,她正在做事。她先转过身,说:“你有什么事?”
我说:“我想知道某某女士是不是在这个病区。”
她说:“我不知道。”
我说:“好,有人给了我一个号码,某个地方,我想我应该先问一下。”
她说:“好,如果你有号码,就去看吧。”
“谢谢。”我下到那里,在病区门口说:“这里有一个叫某某某的女士吗?”
“没有。”
瞧,我回过身去,看了看我的便笺,那正是便笺上所说的。于是我回去,这女士正站在那里;我说……
“那是错误的号码。”
“你说她的名字叫什么?”我说。她说:“她不在这层。”
“谢谢,”我说:“那我就上楼去。”
18

于是我去到楼上的房间,我去到……首先,有一个医生坐在桌子边,正坐在那里挠头。我说:“你好!”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又低下了头。“瞧,”我想:“我最好别理他。”于是我继续往前走了一点路,我看到一个女士在桌子边,一位护士。我说:“对不起。”

她说:“你有什么事?”
我说:“这里有一个名字叫某某的女士吗?”
她说:“我不知道。”我说……她说……
我说:“有人给我一个房间号:321或221。”我说:“我去到那个房间,那里没有人。那女士说:’那里没有叫那个名字的人,’所以她说:’可能是在楼上。’”
她说:“那好,为什么你不去321呢?”
我说:“谢谢。”我下去321,我说,或者是22……321,我说:“这里有一个叫某某某的女士吗?”
“没有。”
有一个女士躺在那里,说:“她在对面房间,对面房间,在另一个,31。”
“谢谢,女士。”我走过去,我说:“某某某女士在这里吗?”
“没有,他们把她搬出去了;她在楼下。”
19

我想……我想:“天啊。”我又回到楼下;他们……他们给了我房间号。我到了楼下,我看所有的……我怕又去到那张桌子那里,于是我四下里去看,想要找到那个房间号。我看过了,找不到。

他们这个医院有一个附楼从这里穿过去,来了一个医生,手里拿着听诊器和背包走下来。我从未见过一个四英尺高、四英尺宽的人,但他差不多配得上。他正从那里走来,我说:“晚上好,先生。你能告诉我某某房间号在哪里吗?”
他说:“往这边上去,再从那边出去。”
我说:“谢谢你的指教。”
那是事实;他说:“往这边上去,再从那边出去。”
我说:“谢谢。”我想:“我还是找不到地方。”
20

我回头看,又有一个样子有点亲切的女士站在桌子边。我向她走过去,我说:“晚上好。”

她说:“你有什么事?”
我说:“女士,我完全搞乱了。”我告诉她我的故事。我说:“这里什么地方有一个女士,明天早上要做外科手术,她濒临死亡。我是个传道人,我们的牧师在那里不能来探访,他们给了我这个号码。”
她说:“等一等,伯兰罕弟兄,我找一下。”
“好,我感谢,感谢主。”
她放下一切,走到那里,拿了……“哦,”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她在你左边的某某房间,就在那里。”
我说:“非常感谢。”我转过身去找,我想:“那就是了,发泄压力。”
21

每个人……这完全成了一个神经过敏的时代。每个人都在积聚,只是还不到时候。积聚到一个地步,就会摔东西,当人们打断他时就会发火,然后说一些本来不想说的话。

呐,每个人都犯过这个。我犯了;你们也都犯了,另外,我们在压力下会做一些我们在其它的时候不会做的事。他们……他们今天积聚了过度的压力。我想,在我往下讲之前,我想说说这点:我相信这是敌人下来挤压。我相信那是魔鬼。
我们知道主的再来近了,圣经说在末世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如果它能让你处在压力下,仓促、忙乱,你就会做出如果你坐下来好好想一想就不会做的决定。
22

大约三年前我在一次打猎旅行中,我有一个印第安人向导。我打猎很快。你瞧?我就是这样,我就是那种积聚压力的人之一。

我正同这个印第安人打猎,我跳下马。山上有只麋鹿,我开始疯狂了。老印第安人大约比我年长十岁;他跟我在后面直喘气。我说:“快点,酋长,快点。”
他说:“太快了,太快了。”
我想:“哦,好,”我说:“快点。”
我开始……他说:“太快了。”我放慢到第二档,“太快了。”最后我都慢到走路了,他还说:“太快了。”
哦。我说:“酋长,麋鹿就在上面。”
他说:“它会呆在那儿的;它就生在那儿。”
我说:“我想是对的。”
“它会呆在那儿的;它就生在那儿。”他说:“传道人打猎太快了,吓跑了所有的猎物。”说:“要像印第安人那样:走一步,看九次。”
23

瞧,我不知道我得挂哪一档才能到达那里。当我向山上跑时,他说:“走一步,看九次。在你跨出另一步之前,观察九次周围的一切。”哦,但你瞧,他不匆忙。

我想过这事。今晚我宝贵的老妈妈已经在荣耀里了。有人说:“为什么你今天不戴白花,表示你妈妈死了呢?”
我说:“我妈妈不是死了,我妈妈是活的。如果我戴红花,人们就会说:’我以为你妈妈去世了呢。’所以,为了不让他们混乱,积聚更多的压力,我就不管这一切了。”瞧?她不是死了,她睡了。她跟基督在一起。
24

我们正生活的这个紧张、神经过敏的时代……你知道,在这一切事上,医生没有答案,因为他们也受它的折磨。他们没有答案。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说:“哦,医生,我的脑袋快要爆炸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瞧,”他会说:“我也是。瞧,你什么也做不了。”他会给你一些镇定剂,当那个药性逐渐消失时,你就比起初更加紧张了,就像一个醉汉再喝一口酒来克服他的醉意。你看到吗?所以你做不到。没有答案;他们没有答案。
但神有答案。那就是我们要谈论的。他们有答案;神有答案。他就是答案。基督是我们所遇到的一切麻烦的答案。
25

现在,我们要谈一谈他。呐,在旧约,在那个时候,一个人就已经会积聚压力了。那就是当他做错事的时候。如果他流了无辜人的血,瞧,他在逃跑。因为当他杀了的那个人……他犯了错误,他对那个人做了不对的事情,死者的亲人就会寻索他,直到找到了他。那时就会杀了他。那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瞧,一个人没有地方停留。

如果他是意外做了一件事,当然,人们不会相信,瞧,他必须逃亡。因为当他一做了这事,这个男人或女人的亲戚,不管是谁,他们就开始寻索他。当他们找到他,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26

所以他哪里也不能停留。他是个逃亡者。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他在逃跑。这是今天很好的预表,我想就是这个导致了那么多的压力;我们在逃跑。那就是世人的问题所在:知道他们错了,知道主的再来近了,压力正在积聚,他们在逃跑。旅馆,赌场,奢侈,罪恶,不道德的堕落,任何能用来发泄的东西;听听电视里肮脏的笑话,无论什么,发泄。他们在逃跑。有一件事就要发生;他们知道;他们正在用宴乐等等灌满自己直到死去:在逃跑。

他们知道有一件事就要发生。世人谈到它。我们知道有一件事就要发生。这个世界可能在天亮之前就被炸毁了。每个国家都在紧张之下。为什么?
27

一次我在非洲,我在观察一只绵羊进食。那是一只羊羔,哦,是一只中等年龄的羊。小家伙正在非常安静地吃草,突然间它变得不安起来。它吃了一口,周围观看,再吃一口。它安静的时候,我在观察它,它的样子相当平静。我想:“它多安静啊。看看那个小家伙。”牧人,那个一直照看着它的土著黑人回畜栏去了。

我观察这只小家伙,过了一会儿,它变得紧张起来。我想:“那小家伙出了什么问题?”我在观察它,当然,是藉着双筒望远镜。它变得那么紧张,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它开始咩咩叫,它不知道要做什么。“瞧,”我想:“是什么使这小家伙突然间变得如此紧张呢?”
28

呐,它在一块小牧场上。但在背后老远处,我注意到有个东西起来又趴下:离它大约有半英里远,藏在草里,一头狮子悄悄潜了过来。那个小家伙,它里面有个东西积聚到了一个地步,它知道某个地方有危险;它看不见。但狮子闻到了绵羊,它现在必须快点,要在牧人回来之前抓到羊,叼着它跑掉。

那时,我注视着它,紧张积聚了起来。远处这头狮子正悄悄地靠过来。虽然绵羊看不见狮子,但它里面有个东西告诉它,危险临近了。
今天也是这样,人们里面有个东西让他们知道某件事就要发生。我们知道。基督徒知道。世人知道。酒鬼知道。赌徒知道。商人、政府、联合国,他们所有的人都知道有件事就要发生。那使紧张积聚起来。
29

妇女们,作妈妈的,烟一支接着一支。我看到她们去学校。她们开车经过我们的巷子,以至我不得不留心我的孩子和狗,在限速每小时二十英里的路段,开七十英里,妇女带她们的孩子上学,手里拿着烟,伸出车门外面,跟她们的孩子争吵,走到那里,猛踩刹车,让轮子或轮胎在街上划过……她们又回来了。那天我看见某个神经质的母亲过去后,风把四五个小孩子都刮倒在路上。她要去哪里?怎么了?可能是某个电视剧正在上演或将要上演,她想看。

但那就是紧张,必有某件事导致了它。他们过去不是那样做的。有件事正在临近。死亡和毁灭已经在路上了;它不是很远了。有件事正在临近。
30

呐,在旧约里,神看到某些麻烦是无意之中造成的。如果你是无辜的,没有犯罪,神为你预备了一条路。

呐,如果一个人故意、有预谋地杀了人,他就失丧了。他不能去到这个地方。但如果他是意外地杀了人,他不是有意要杀人,那么就有一座逃城。一座是在基列的拉末。我想是四个地方,约书亚设立了这些逃城。
呐,人们可以去这座逃城。如果他意外地做了错事,不是有意要做。他可以去逃城,去到城门口。守门的会问他为什么来,他来的原因是什么。然后他的案件要被审理。当他的案件在城门口被审理了,这人被发现是无辜的,他不是故意杀人,那么,这人就被领进被作为避难所的城里。仇敌不能抓他。如果他撒谎,做了错事,进入逃城,即使他抓住祭坛的角,他的仇敌也有特权和权利把他从那坛上拖下来杀掉。是的,先生。因为他是有预谋地犯罪,必须受到惩罚。
31

呐,有一件事随着那个。当然那个人会紧张,可能你后面有一打人。在某个地方,每块磐石,每座山,每座树林都有仇敌,有人正站在那里要抓他。他紧张。但当他一旦进了城,他的压力就可以释放了。他安全了。他没事了,因为有一个预备的地方为他设立了,神为那个无辜的人预备了一个不会被杀害的地方,而是能够免除被杀,因为他是意外杀人的。

呐,如果他不是有意杀人……如果他是有意杀人,瞧,他就必须承担后果。如果他故意杀人,就不会有机会给他。
32

今天有两种人。我可以这样说;鲁德尔弟兄,今天世界上有的男人女人,他们真的不想做他们所做的这些事。今天世界上有不想犯罪的男人、女人。我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不想做任何错事,但他们做了。他们是被逼着去做。呐,有一个地方是给那个想做正确事的人的。有一个地方来释放那个压力。这是真的。但有一些人不在乎。

33

那天,希克森弟兄从肯塔基州拉格朗基的联邦监狱看守那里给我拿了一张可以进去的通行证,去钓鱼。我在里面遇见了一个从路易斯维尔来的黑人,他告诉我……我说:“像你这样模样英俊、有才气的人,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他说:“瞧,牧师,事情是这样的。”说:“不是别人的错,是我的错。我曾经属于主。”他的名字叫毕晓普。他说:“他们叫我圣毕晓普,因为我事奉主。”他说:“我和妻子,我们有一个小女儿。”说:“一次我实在忍受不了,就随世界去了,离开了主。我有一个基督徒爸爸和妈妈。”说:“我在韩国服了四年的海外兵役,”他参加了多少战斗,得了多少嘉奖等等。他说:“但在外面我们所做的事只是去跳舞而已。”
34

“我跟不好的人混在了一起,一天两个男孩路过,说:’毕晓普,我们想上去贵格美德,买一些杂货,你愿送我们上那里去吗?’我妻子刚好叫我吃晚饭。我说……她叫我进去,说:’宝贝,你不要跟他们去;那些家伙没一个好的。我们必须远离他们,再回到教会去。’”他说:“好,我说,我不喜欢他们,他们想要杂货,我不愿带他们。”他又说:“我让他们开我的车。她说:’你不要这样做;他们会把车搞烂的。送他们上去那里,然后就回来。’”

他说:“我送他们上去那里,停在停车场。我正坐在那里等候,突然警报响了等等,这两个男孩都手里拿着手枪过来了。我关上门。我说:’你们不要进来。’”
其中一个人用力打他的头,把他往后猛拉,举起枪,说:“你不带这些……”把枪顶进来,说:“如果你不想让身上穿一个洞……我们会把你丢在外面,开车走。”
35

他说:“你们无处可逃。你们会被抓住。你们两个告诉他们跟我无关;我不想这样。我就坐在这里;我是无辜的。”就在那时,警察抓住了他们。

他们审理案件,他说:“我首先想到了起诉人的邪恶,因为他说……”这是他问的问题:“这是你的车吗?”
他说:“是的,先生。但是我……”
他说:“回答我的问题。”哦,弟兄,魔鬼有它做事的方法。他说:“回答我的问题。这是你的车吗?”
他说:“是的,先生。”
“那是你的车牌号吗?”
“是的,先生。”
他问:“是你去停在那个停车场的吗?”
他说:“瞧,我告诉你……”
他问:“回答我的问题。”
他说:“是的,先生。”
他说:“这就够了。”由于这个间接证据,他们判了他十年,判了另外两个男孩终身监禁。
呐,他说:“瞧,弟兄,我与不正当的人群为伍。不怪别人,只怪我。”是的。他得了十年来释放压力。我为他祷告,伍德弟兄和我,我们坐在水边,拉着这男孩的手,在水边上为他祷告,愿神给他一个假释。我仍然为他祷告神这样做。
那是什么?压力,无辜,一个人无辜。那人应该有一个机会。
36

现在,如果你想做正确的事,今晚我很高兴地告诉你,有一座逃城,那就是耶稣基督。如果你不想做错,仇敌在追赶你,那么,有一条逃脱的路;那个地方就是耶稣基督。有一个你可以去释放压力的地方。但如果你喜爱罪,不想要神,那么,仇敌就要在某个地方追上你。你就得……你不能来到基督那里,因为你不想。

当这人来到基督这个避难所那里……在旧约里,一个人进来,首先,他必须是基于他自己的自由意志而来。你也必须这样来到基督那里。
37

另外,当你在那里时,你必须感到满足。你不……你不能天天闲逛,喊着:“我想要从这里出去;我想要从这里出去。”他们就会赶你出去。你必须自愿要留下。必须是你想要留在那座城里。

当你来到基督那里,你不能回头去看世界。圣经说:“手扶着犁转过头往后看的,不配犁田。”呐,那么多所谓的基督徒就是在这里犯错的。瞧,他们的举止看起来好像他们要犁田,但一件小事一出现,他们就因此而爆炸了。
38

那天我有一个那方面的经历,你们都知道。我感谢你们的祷告。当我打猎、钓鱼、打靶等等时,我一直想要一支威勒比大口径的来复枪。呐,我的一些朋友就会为我买;我知道人们,只要我一提这事,他们就会很高兴地去办。坦白地说,两、三个人想做这事。但我不能看他们花那么多钱在一支来复枪上,而我知道宣教士脚上却连鞋子都没有。我不能那样做。威尔逊弟兄给了比利·保罗一支小点257型的罗伯茨枪。我的一位弟兄朋友说:“伯兰罕弟兄,威勒比可以帮你钻那支枪,只要你让我为你做这事,我可以花便宜的价钱就把它搞好。”瞧,我就让他去做了。

枪拿回来后,装一颗子弹到枪里面,开始射击,这东西就在我手里爆炸了。枪管几乎向前直飞了五十码远,枪机飞到我后面老远处。它没有将我劈成两半,是一个奇迹。大约有五、六吨的压力接近我。
其中一位医生说:“我知道的唯一的事,就是良善的主正坐在那里保护他的仆人。”
39

呐,我所想到的事,就是从这里来的。如果那一开始就是一支威勒比大口径的枪……问题是什么呢?来复枪有一个缺点。顶端空间钻的孔太松了。那就是我们许多人在信主上的问题:我们的顶端空间钻的孔太松了。

呐,如果那从起初就是一支威勒比枪,从那被浇注形成枪管的钢上,钻孔造出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枪,它就不会爆炸。但因为试图把它转变成某个它所不是的东西,它就爆炸了。每个宣称是基督徒,却没有从新生正确地开始的人,也会发现同样的事。他会在某个地方爆炸。它上面有太多的压力,它承受不了。他会发现自己在某个地方爆炸。
40

人们想要模仿某个人的事工,他并没有被呼召做这事工,最终肯定要爆炸。你必须是神所按立的。那必须是神,而不是什么握手、多愁善感的故事,而是基于基督所流的血和你对神藉着耶稣基督为你所做之事的信心。如果不是,你就会在某个地方爆炸。有人一冒犯了你,马上你就发火了。瞧?瞧,那是压力在不断地积聚,很快就会爆炸。

41

这人必须想留在避难所。他不能进去抱怨。他必须想留下,不对此抱怨。在外面他就死了,在里面他是安全的。

瞧,我想对这里还不是基督徒的人说一点事。大约三十一年前,我来到这座逃城。弟兄,我从未想过要出去。哦,我进了基督里。凡我所渴望的都在这里。我不想出去。我天天祷告,“哦,神啊,我在这里太快乐了。就让我呆着。”我决不想离开,我知道他永不会撇下我。我知道他永不会离开你。压力变大了,如果压力大了,他是我们的出口。所以,我们不用担心它。
如果你们积聚满了压力,不知道你要去哪里,死后你会发生什么(你知道你有一天会死的,你必定会死),那么,要做的事就是来到避难所基督那里,释放压力。一劳永逸地解决它。
42

不管发生什么,基督是我们的避难所。当我们来到他那里,我们就可以释放压力。你可以停止担心,“瞧,如果我死了,我会发生什么事呢?妻子会发生什么事呢?丈夫会发生什么事呢?孩子们会发生什么事呢?”只要来到基督那里,释放压力。不,他赐给我们万有。藉着基督,万有都是我们的,所以只要把压力释放掉。

你能这样做的唯一途径……某个人可能会给你一百万美元;它会积聚压力。你可能加入一个教会,它仍然会积聚压力,因为卫理公会将告诉你他们是对的,浸信会是错的。浸信会说:“他们是错的,我们是对的。”所以,它积聚更多的压力,因为你不知道你正站在哪里。但如果你来到基督那里,你就可以释放压力。因为那时一切都结束了,只要安心。
43

神预备了安全的地方,神说:“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在生病的时候,当疾病临到,医生说:“我对此无能为力了,”不要积聚压力,要释放压力。叫你的牧师来,用油抹你,为你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释放压力。瞧?

他是我们的避难所。当你在这个避难所时,你有了一个……你对避难所里的任何东西都有权利。基督是我们的避难所,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他里面,阿们!在病中,不要积聚压力;要释放压力。
44

你说:“瞧,我感到奇怪,伯兰罕弟兄。”你不要感到奇怪,你只要释放压力。将你的病情交托给神,继续前进,就好像它已经结束了。不要积聚压力,要释放压力。

“瞧,”你说:“我太忧虑了,伯兰罕弟兄,我真不知道。”释放压力。阿们!在逃城里,他担当了你的忧虑,所以你不用忧虑。你们要将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不要为你的忧虑担心,那是他的事。
45

几年前我在一毛钱商店遇见一个妇人。她大约六十岁,看上去大约三十岁。我说:“姐妹,你好?”

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有两个当医生的儿子,年纪比你还大。”真的,她看上去三十岁还不到。她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大约十二岁的时候归入了基督。我坐下来,思想这事。我查考了别的宗教,但当我发现真正的……”她说:“我归入了基督,把我的情况、我的魂、我的一切都给了他,”她说:“从那以后我从未有过担忧。他应许要看顾我一切的烦忧。如果他都还不够大来对付这种东西,那我知道我更不够大来对付它了;所以我担心它又有什么用呢?”瞧?就是那样。
基督应许他要看顾你一切的忧虑。你们要将忧虑卸给他。所以你担心什么呢?担心积聚压力;压力会爆炸。所以,你只要将忧虑卸给他,停止担心。是的。
46

“瞧,”你说:“我怎么做呢?”只要信靠他的应许。他应许过他要这样做。甚至到死亡的那一刻,当死亡的天使进入房间……“哦,伯兰罕弟兄,我知道我会紧张。”哦,不。你是在避难所里。不,不。你知道你要死了;反正你必须要离去的,所以你只要进入避难所,就会觉得安全。是的。只要你是在避难所里,你就安全了。你记住,他为你死了。他顾念你。他为你死了。

呐,让我们来看一看。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是说当死亡的天使敲门的时候,你仍然没有积聚压力吗?”是的,一点也没有。“瞧,你怎么做到哪样的呢?”来到避难所;就是这样。
“瞧,”你说:“伯兰罕弟兄……”
47

好,等一等。让我们拿以色列人在埃及为例。到了一个时候,神说:“我要派死亡的天使巡行遍地,如果门上没有血,我就要除掉这个家庭的长子,”逾越节的那个可怕晚上。呐,这是以色列人,一群蒙应许要往应许之地去的人,他们……

这是逾越节晚上。死亡天使在地上。我们听见一声尖叫从街上传来。我们往外看,两个又大又黑的翅膀正飘过大街。你认为以色列人都很兴奋吗?不,先生。
死亡就在门口了。小男孩望向窗外,他是家中的长子。他看见那个又大又黑的天使。他看着说:“爸爸,你爱我吗?”
“当然,儿子,我爱你。”
“好,爸爸,我是你头生的吗?”
“是的,儿子,你是。”
“瞧那里,爸爸,那位天使抓住了那个小男孩。我认识他;我跟他玩过。哦,爸爸,他朝咱家的房子来了。”
“但是,儿子,你看见那个门框上吗?”哈利路亚!
“爸爸,他会抓住我吗?”
“不,儿子。他不会抓住你。”
“为什么?”
“那是他的应许:’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回去拿起你的玩具开始玩吧,儿子。用不着担心。我们是在神的避难所里。释放压力。”
48

以色列人可以坐回去读圣经。当其余的人尖叫积聚压力时,以色列人放松了。为什么?死亡就在门口,那有什么影响呢?它不能伤害他们。

所以,当死亡来到我们的门口(荣耀归给神!),根据神的要求,神的血已被涂抹在我心里的门楣上,那有什么影响呢?它不能打扰我。
医生说你明天要死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血在门框上。无论如何你总得死。但如果那血涂抹了,我就有一个将来的复活。阿们!
49

以色列人可以平静,没有为自己积聚压力,因为他们知道死亡的天使不能击杀他们。他们在血的遮盖下。那是神预备的方式。

现在注意了。你说:“我能确定那点吗?”呐,基督徒们,这就是了。“我能确定那点吗?”上个星期天晚上我讲了这点。
呐,以色列人是一群蒙了应许、有约的子民:神的百姓。他们被应许了一块流奶与蜜之地。所以他们……他们从未见过那地;他们没有一个人到过那里;但他们有一个对它的应许。瞧,他们从未到过那里;他们对那地一无所知。但那地被应许给了他们,他们靠着神的手,藉着他的先知脱离了奴役,是寄居的,承认自己是寄居的,是客旅,要去一块他们从未见过的土地,他们没有一个人见过。想一想。他们走到快靠边界了。他们中间有一个伟大的战士,叫约书亚。“约书亚”的意思是“耶和华救主”。约书亚过了约旦河,去到了应许地,带着那是一块美地的证据回来。他们带回了一串葡萄,需要两个人扛。那完全跟神所说的一模一样。它流奶与蜜。那应该使他们每个人都欢喜。为什么?约书亚带回了那块地的证据(这是神所应许赐给他们的,但人们对它一无所知)。瞧?因为他们对一块地有一个应许,正在去的路上。
50

呐,一天,人类落入了陷阱,有个人来到了地上,名叫耶稣基督。“耶稣”的意思是“耶和华救主”。他下到了死亡的约旦河,在死亡中过了约旦河,在复活节早上带着一个人可以在死后活着的证据复活了。哈利路亚!死亡不是结束;耶稣证明了这点,就是一个人可以在死后活着。

他站在他们面前,他说……在他离开前,他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要过去安排地方,再回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在复活节早上,他死后,甚至月亮、星星和太阳也为自己感到羞愧,他死了,甚至罗马士兵用枪扎他的心,水和血已经分开了。他是死人中死得最惨的。他像任何人一样去了坟墓。他的魂去了阴间,如圣经说的。但在复活节早上,他从死亡、阴间和坟墓里回来了,说:“我是那曾死过的,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我是一个人。”
他们说:“他是一个灵。”
他说:“给我一块夹鱼的三明治。”他吃了鱼和面包。他是一个死过的人,去了那地,带着一个人可以在死后活着的证据回来了。死亡能对我们做什么呢?阿们!释放压力。
51

呐,不但如此,他还赐给我们应许。是什么呢?他赐给我们得基业的凭据。他说:“呐,为要向每个信徒证明这点,你们正走在不信之中。你们不相信道。你们正走在罪恶中,走在世界上的事中。但信我的人有永生,一个不会死的生命。”

注意。呐,当我们领受他的灵,我们这些曾经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他给了我们新生,新的生命。他怎么做的?我们死了,被埋葬在基督里。我们在圣灵里起来,脱离了世俗的事,进到了属天的事上。今晚我们正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
52

这里有多少基督徒仍然爱世界?如果你爱世界,你就不是基督徒。你只是一个表白基督信仰的人,而不是一个拥有者。因为一个人一旦尝过基督的滋味,他就对世界上的事死了,绝对没有任何欲望再回到那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保罗说:“我曾经活过的生命,我不再活了。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为什么?基督将他从这个下等世俗的罪里提升到一个地方,我们自己可以在那里回头看我们出来的地方(荣耀!),回头看我们曾经生活的地方。现在我们活得不一样了,那是什么?那是确据:我们死了,我们的生命藉着神藏在基督里面,被圣灵盖上了印,升到了那些事上面。这样,我们带着他回来的时候向我们证明的同一个证据活着。
53

这地是荣耀的,这是预付定金。这是我们救恩的凭据。它是确保合同执行的第一笔定金(荣耀!),确保神的合同。“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释放压力,弟兄。是的,先生。阿们!你们明白了吗?

瞧,正如那位伟大的先知以利亚,预表了基督,以利沙预表了教会,加倍的灵临到了这先知。一天,他走到约旦河,预表了这个时代,这个政府和他们现在所有的东西,亚哈,耶洗别等等,你们记得我有关耶洗别的讲章。注意,以利沙为了一个原因跟随以利亚。阿们!以利亚带他到了哪里?到约旦河,到基列的拉末,到先知学校,下到约旦河。他也是这样带领你的,通过称义、成圣、死去以领受生命(阿们!),不是向一个宗派或某个信条,而是向你的灵死去,好让你能重生。
54

以利沙……以利亚打水,走过约旦河,以利沙跟着他。当以利沙再回到另一边,他带着加倍的灵回来。今天我们跟随耶稣到他的死、埋葬和洗礼……死亡、埋葬和复活,哦,藉着洗礼。我们相信他;我们向世界上的事死去,承认我们什么也不是,奉他的名受洗,藉着洗礼与他一同埋葬,在复活上与他一同复活。我们的灵超越了一切属世的生活而活;我们就是在基督里了。现在我们得到了一份。

当我们越过约旦河的死亡线回来时,我们将得到另一份:我们现在有的这个身体,我们现在有的灵,有了凭据,不会死的圣灵,因为它是神的一部分。我们所住的这个身体……“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54]阿们!释放压力。
55

原子弹或其它任何东西临到,又有什么影响呢?任凭他们做他们要做的……[原注:磁带空白。]这一件事,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有了永生。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乎世人说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在乎压力。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为什么?因为我们可以释放压力。[原注:磁带空白。]

那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原注:磁带空白。]
耶稣是世界的光;
现在,让我们低头,举起手。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那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耶稣是世界的光。
56

我们的天父,撒但战败了。只要忍耐。不要积聚压力。站在这里传讲释放压力,撒但以为它可以将我赶下讲台,让我离开这个祭坛呼召。不,主啊,我心里有东西在燃烧,说:“这里有人。有人在寻求那块磐石。”父啊,我为这得胜而感谢你,当最后那个人走向祭坛时,灯就亮了。撒但看见它失败了,所以它最好认输。

今晚这里站着恩典的数目,五个宝贵的魂:五,J-e-s-u-s(耶稣),f-a-i-t-h(信心),恩典(g-r-a-c-e)。哦,神啊,你是神。你从未失败;你永远是对的。
57

我在看,站在边上的,是威尔逊姐妹的女儿。我能记起那个小女孩。我记得你呼召她的时候。我记得很多年前在新市场的那个晚上。在那里的那个晚上,主啊,我记得。

站在她旁边是一位女士,从纽约下来与我们一起寄居。
这里站着一个年轻男子和年轻女子,就在这个转折点,当世人在外面跳各种不道德的舞蹈,举止失常,他们过来寻求那块磐石。
在祭坛的尽头站着一个年轻人,他的手举起来了。他想要找到那磐石,耶稣,你是那块磐石。你这样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那块磐石就在这里。
58

父啊,这似乎非常奇怪,非常简单。你使事情如此简单,叫我们不至失迷。因为他们从座位上站起来了,接受了邀请,撒但试图阻止他们这样做,它试图付出一切的努力来阻止,但它失败了。现在,作为你的仆人,我要按手在他们身上,宣告你的祝福。神啊,愿祝福伴随着。因为他们真诚、诚实地跟随圣灵的带领,我也一样。

现在,我祈求我姐妹的魂永不灭亡,应允她心里对永生的渴望。奉耶稣基督的名。
59

我按手在我姐妹身上,知道许多试验困扰她。我知道她为她亲爱的儿子祷告。我知道孩子的父亲,今晚当他递上那一点十一奉献时,泪水沿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今早我们祷告,将这男孩交托给主神。这位母亲和父亲爱这孩子。神啊,他们想要一个地方,让他们能在那里释放压力,并知道一切都没事了。父啊,我们将这事交托给你。求你应允;我们毫不惧怕。父啊,此时就把那个确据赐给她,我奉耶稣的名求。

60

父啊,这个年轻男子和年轻女子一起来,所以我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来释放压力。像这样的一对夫妇,英俊的年轻人,我们知道若是魔鬼能利用他们的话,他们就是魔鬼很好的诱饵。但他们被抢出来,像火把一样。主啊,他们来了,因为他们想要找到那个避难所。他们想要到达能释放压力的地方,释放压力,在神面前安静自己,知道他就是神。父啊,我祈求你此时就赐给他们那个有福的确据。愿每一个小污垢此时都被打掉。

61

主啊,这个年轻人,他举手站着,最后的这个。他一站起来往上走,灯就亮了。那是你所要的数目,那是你的呼召。“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就必来。”我们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握住道,父所预定得生命的人必跟随。现在他来了。主啊,他想要找到那个缝隙,让他能坐下来休息一下。神啊,我祈求你此时就把他带到那个缝隙上。

62

愿每一个束缚都被打破。愿一切,愿一切搅扰这些人的障碍都被打破。愿它此时就从他们身上掉落。愿那个小东西,小脾气,不管是小的什么,小冲动,那个小挂虑,那个疑惑,那个困扰的罪,主啊,作为他们的弟兄和你的仆人,我好像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间为他们祈求。神啊,我认领他们的魂。我认领他们顺从祭坛呼召的得胜。我们知道撒但试图阻止。但我们认领他们;作为你的仆人,我现在认领,我把他们作为耶稣基督恩典的战利品,作为今晚圣灵同在的战利品献给他,他在艰难的情况下呼召了他们,领他们到磐石那里。愿他们现在释放压力,知道耶稣这样说了,“若不是我呼召了他,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赐给他们永生,在末日叫他们复活。”主啊,这就解决了。我现在把他们献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3

当你们站在那里时,愿神祝福你们。当你们回到座位上,去吧,知道你所渴慕的一切,每个困扰的罪,错误的一切,都在宝血的遮盖下。它了结了。你相信吗?你相信吗?你相信吗,弟兄?你相信吗,姐妹?你相信吗?那么,不是这将要成就,而是已经成就了。是的,这是过去式。

神祝福你们。一生最好的事和你现在拥有的永生……你们已经爬到了罪的上面。罪在你脚下。我站在这里告诉你们错误的东西,有什么好处呢?如果那样,在路的尽头,我将被算作一个骗子。瞧?你们领受了永生,因为你们相信主耶稣基督。现在,放下一切的罪,脱去一切的束缚,自由地去;释放压力。你是个基督徒。你被提到了罪的上面,你得到了永恒救恩的凭据,因为基督接受了你。
64

呐,他不是说过,“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赐给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吗?那么,这就解决了。阿们!一切都结束了。愿神祝福你们,赐给你们恩慈。你们那边的人爱他吗?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多少人感到压力都离开了?
我已将灵魂锚在安息港湾,
我将不再航行于狂暴海中。
暴风雨会席卷怒吼的深渊,
但在基督里我有永远平安。
65

查尔斯·卫斯理在海边静修的故事,一天……他在那里有一个简陋的小屋;他正在查考,主带领他去到那里。他正在查考,哦,神为了一首歌运行在他身上。他不能……他找不到任何东西来作为开始。他一开始某样东西,灵感就会离开他。所以他出去沿着海岸走,倾听海浪声,认为他可以在海浪的拍打声中找到一些灵感。突然一场暴风雨临到了。没有任何事是偶然发生的;一切都是神所命定的。无论发生什么,万事都互相效力,为了人的益处。

66

他开始走向他的小屋。当他走的时候,风开始刮了。他想:“哦,在我到达那里之前,我要从这海岸上被刮走了。”他拉紧大衣,开始跑,有个东西飞进了他的怀中。他低头一看,是一只小麻雀来寻求避难。他就把麻雀藏在怀里,直到暴风雨过去,太阳出来。他把这小家伙放在指头上,让它飞走了。它一飞走,灵感就临到了他:

万古磐石为我开,让我藏身在你怀。
哦,我喜欢那个。瞧?万古磐石,疲乏之地的磐石,暴风雨时的避难所。疲乏之地的磐石,把我藏在你里面,把我藏起来吧,哦,万古磐石为我开。
67

我们今天如此喜爱的那些诗歌等等的伟大、有灵感的作者……你说:“那些诗歌是被圣灵感动的吗?”耶稣在地上时,向他们提过,“《诗篇》上不是记着,大卫说某某事吗?”它们肯定是被圣灵感动的。就像讲道或别的事一样,是被圣灵感动的。我太高兴我有一个避难所。我没有别的避难所。

我心所望别无根基,
只有救主流血公义。
当我魂周围一切渐失,
他仍是我盼望安慰。
立在基督磐石坚固,
其余根基全是沙土,(不管它是什么。)
神祝福你们,现在请你们的牧师上来,鲁德尔弟兄。很抱歉撒但把那些灯关掉了,但神最终取得了胜利。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