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506 样样都有

1

来到这里,我真是非常感恩。我很感激当你们听说我所遭遇的小事故时所做的祷告。这只是表明在神愿意之前,撒但不能取走你。我猜想你们许多人想知道它是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向很蒙恩。因为你们知道我……我的爱好,或我靠什么消遣,要么是去钓鱼,要么是下去靶场打枪,或去打猎,或类似那样的事。我很喜欢这些。如果我要打高尔夫球,那就要去到外面那些半裸的女人当中。要是我……要是我是个打球的,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样子。但我很高兴那是去到野外,比如钓鱼、打猎等等。

2

我一直很喜欢一种威勒比大口径步枪。我猜想,要是我说了关于它的事,有人就会给我买,但我保守秘密,因为他们要在那上面花太多的钱,而我知道宣教士却脚上连鞋都没有。却让人为那个付钱,花那么多钱,支付一支步枪?不久前,阿尔特·威尔逊弟兄还给比利一支70式温彻斯特枪,是点257口径的罗伯茨枪。威勒比先生寄出一封信,说他可以拿那支枪做一点改装,从它造出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步枪,绝对安全。所以罗德尼弟兄来到教会这里,罗德尼·阿姆斯特朗弟兄把它寄出去,将它改成了一支威勒比大口径步枪。它碰巧没有被改装正确。所以当我开枪时,它……温彻斯特公司说他们的枪可以承受六千九百磅的压力。你们知道那会是什么。

3

我把枪举起来,伍德弟兄跟我一起下到那里,它离我的眼睛大约只有一英寸,像那样。六千九百磅的爆炸压力冲击了五十码远,枪管向前直飞出了五十码,枪机往后飞向了这边,枪就在我手里散架了。只见那里有一团大约跟这天花板一样高的火焰,我一两秒内所知道的就是那些。我回过神来,鲜血像这样喷出来,我以为自己被打死了,所以我那样把手举起来了一会儿。伍德弟兄……我想要看,我没法用这只眼睛看见,耳朵根本就听不见了。我觉得我像是走在空中。我看见伍德弟兄跑向靶子,看子弹打中了哪里,我竭力要引起他的注意。后来他到了那里,我们就上来了。一圈弹片正好打在我眼睛周围。我的脸看上去就像刚被扔了个汉堡包在上面,把我的脸都炸开了花。一些又大又沉的弹片打在眼睛上面,在软骨和头盖骨周围形成了一圈。阿戴尔医生把它们取了出来。

4

几天后,当然第二天,道格自己也进了医院。他们因眼睛的事送我去见一位专科医生。他发现了一圈,就在视网膜下面,大约有三十块弹片深深地打进了眼球里。取不出来。没打中视网膜,就像这样在周围形成了一圈。他说:“我唯一所知道的事,”他写信给阿戴尔医生,说:“良善的主必定跟他的仆人一同坐在凳上,保护着他,不然他连脑袋都保不住了。”伍德弟兄所找得到的只能是从这里往下的部分了。瞧?那个爆炸的压力……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发生的。但70式步枪上那又大又重的枪机被一下子炸到了后面,如果你清楚保留区俱乐部的话,枪机一直飞到了鹿栏那里。枪的一部分一直都没找到。

5

所以……它是要显明一件事。一天若主愿意,我要讲一篇关于这点的道。改装是可以,但不能给它太大压力。如果它预定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那它每次都会爆炸的。是的。所以不要试图……最好是原装的,不要模仿一些……[原注:一位姐妹从会众中说话。]呐,瞧。瞧?它是……哦,当然,你可以想到人们会那么说的。

但据我所知,没有一件事……当然,你可以想象,当这个麦克风回音的时候,我耳朵中仍然有一个响声。那就是我今早不在这里的原因。你一说话,你听见它来回炸响。但他们带我去见一位专科医生;他说:“耳朵鼓膜根本没有肿胀。眼睛呢,”说:“你将拥有从前一样的视力。”说:“它打进了视网膜下面。它只是在眼球周围形成了一圈,嵌在里面了。”说:“你将永远有这些弹片了。”
我说:“我从两岁起就有了,那是从另一次爆炸来的。”
罗伯逊弟兄在后面,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了他这事。他说:“不用在意,我身上有两三磅的弹片呢。”他是二战的退伍老兵。“所以,那没什么关系;我身上多的是。”
6

我记得不久前主的异象。你们记得我在这里讲过它吗?甜美的主在那天早上说:“不要怕任何东西,无论你往哪里或做什么,耶稣基督永不失败的同在跟你在一起,无论你往哪里。”所以,它不能,撒但不能杀害我,直到神说成了。瞧?它可能要试试,但它永远做不成这事。

所以,奇怪的事,无论如何我要继续,继续我的聚会,我这只左眼可以看得很清楚,无论如何我要继续我的聚会。于是他们,要去印第安保留区的弟兄,不得不取消那个聚会,或推迟它,直到我回到西海岸,沿着西海岸往上走。所以我们要在那里举行聚会。在这段时间,阿根布莱特弟兄找到了我,然后在那个聚会结束时,我要去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我之所以这么依靠……
7

你们许多人记得我所见到的那个异象,我打到了灰熊,九英尺高的灰熊(教会记得我在这里讲过了)和驯鹿。我有另一个。记得它在这里录音了,我看见一头巨大的棕熊。那可能是一头科迪亚克熊,它不会是在加拿大的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没有。你瞧?但无论它是在哪里,它一定会在的。肯定会的;那是主如此说。它一定会的。瞧?

呐,我感谢你们为我祷告。我知道你们许多人听见我受伤了,就在祷告。一小群人刚刚……我的女儿利百加坐在后面,写了一封信给来这教会的道奇姐妹,告诉了她这事。两个晚上以后,她打电话给美达,说:“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有帮助,但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聚到了一起。”卫理公会的传道人,布朗弟兄,他们的亲戚和他们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整夜为我祷告。说:“我不知道神垂听了没有,但我们知道伯兰罕弟兄为那么多人祷告,我们认为我们应该为他祷告。”他听的就是那种祷告,(瞧?是的,先生。)就是像那样的那种。
8

克雷斯弟兄,我们这里的一位弟兄,最近撒但攻击他,他撞到了排水管上,哦,几乎把他整个人给切断了……我看不出他还怎么能活着出来。他躺在医院那里,说有一个从新阿尔巴尼来的小弟兄,叫做梅特卡夫,他说:“克雷斯弟兄,我……我是……我不配来为你祷告,”但又说:“主刚把这个放在我心里,所以我控制不了。”他就出来,跪下去,做了个小小的祷告,就出去了。神当场就医治了克雷斯弟兄。瞧?瞧,那是基督身体里一个肢体对另一个肢体的医治恩赐(你瞧?)。

不要认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肢体,就……你就跟其他的肢体一样。那就像我这只手的手指属于我的手臂,或这只耳朵是我的耳朵一样。瞧?它是身体的一个肢体。我们都……倘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都跟那肢体一同受苦:一个联合,多么蒙福的联合。呐,我……
9

此后,呐,我举行了更多的聚会,我留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给我们教会,若主愿意。若神愿意,下个星期天的早上,我要传讲“先知的踪迹”,就在我们教会。

明天晚上或星期天晚上,我要上福音堂,我们的一位弟兄鲁德尔弟兄。我要传讲这个主题,“释放蒸汽,”若主愿意。
下个星期二,我们得动身去威斯康星州,参加全福音商人会的地区大会。我将在那里呆三个晚上。那是在……比利,那座城叫什么名字?是威斯康星州的格林湖。什么时候?星期四、星期五和星期六,17号、18号和19号,在威斯康星州的格林湖参加地区大会。
10

接着是20号的星期天,我将在芝加哥高中礼堂,就是我们上次所在的同一所礼堂。你们记得那个名字叫什么?星期天下午在司提反马瑟高中礼堂。

接着星期一我将在,我忘记了那地方的名字,那次在那里主告诉我关于芝加哥传道人协会的大会,跟我见面讨论主题,你知道,我说:“主在那地方告诉我了。”那是给约瑟·博兹的欢送会,明天他要坐飞机来这里看我,星期一要给他办一个送别会。
接着我们直接回家,然后再离开,因为那时将是动身去南卡罗莱纳州或北卡罗莱纳州的南松市的时候。然后下去南卡罗莱纳州的哥伦布。接着沿着西海岸去母牛宫。然后一直往上去格拉斯城,往上进入斯波坎,再进入加拿大,然后到阿拉斯加。所以,为我们祷告,我们真的需要你们的祷告。
11

圣经教导我们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我相信,从这件事以后,看见人们的忠诚等等……有人说:“这怎么会发生呢,神为什么让它发生呢?”我可能在去那里的路上就死了,说不定有什么事;神让事情发生来绕过它。记住,经文不会落空,“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如果我知道我的心,我爱他。我全心爱他。这事让我们更加亲近了一些。

12

现在想想,每个听到这事的人,都无法理解我置身于那样的爆炸中,怎么还能保住脑袋或肩膀(你瞧?)。这枪离我那么近,或许有将近两千磅的爆炸落在你脸上。瞧,那足够让你粉身碎骨,荡然无存了(瞧?)。如果它炸开那支沉重的钢枪,把那根枪管和枪托炸到五十码远,你真该去看看那枪。它看上去简直不像一支枪了,只是一些拣起来的碎片。

即使这样,我却没有落下一点残疾。赞美归给永生的神。这刚好拦阻了我去那儿,后来埃迪捎话来,说我那个时候不能去。“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它使我们知道,感激神与我们同在。神与我们同在,我们多么感谢。
13

呐,今早我告诉人我想我会下来,后来当我回去时,这里的宝贵弟兄……今天我对伍德姐妹说,我猜想内维尔弟兄……比利打电话给我说:“你若能够,就听听这信息。”我想一小块金属片跑到了我的眼睛下面,这确实让我很难受,但现在它出去了,他们把它洗掉了。所以那时他说……我想我今晚还是过来吧,那位宝贵的弟兄也许正在像那样讲道,我知道当你举行了一场大聚会时是什么样子,你嗓子都哑了,你知道,喉咙像着了火,很疼。所以我想我要下来,我挑出两处经文来读,我想到“守圣餐的夜晚”。我总是想要领圣餐。

后来我有了两个朋友。他们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我看得不很清楚,你们知道。那只眼睛里仍然有散瞳用的颠茄,有点模糊。他们在这里,是我在荣耀里的宝贵的好弟兄F·F·博斯沃思的朋友和亲戚。主祝福了那些人,我们刚在后面的房间里为他们祷告。
14

呐,不要忘了,星期三晚上是我们一周中间的祷告会。我想,杰克逊弟兄的是在星期四晚上。北边的朱尼弟兄是在……或鲁德尔弟兄是在星期三晚上。尤蒂卡的教会是在星期三、星期四晚上。接着星期天早上回到这里参加会众的聚会。

呐,星期天晚上我必须跟鲁德尔弟兄去。我本想安排在一个星期三晚上,但下个星期我不能那么做,所以我得把它安排在星期天晚上。呐,这个教会的会众,就留在这个教会(瞧?),因为那天晚上我去鲁德尔弟兄那里讲道,不是医治聚会。但记住,留在你的岗位上,就在这个教会里。这是你的位置。瞧?所以我们期待有一段大好时光。我们去的时候,你们都为我们祷告。
15

相信今晚领圣餐之前神必与我们相会。呐,我想……要宣布的事项就这么多了吗?呐,铺设道路……什么,弟兄?[原注:内维尔弟兄对伯兰罕弟兄说话。]一个葬礼。哦,是的。葬礼……从我们教会来的,我们的一位传福音的弟兄刚刚……瞧,他是我们这里的一员。他出去牧养、传道,J·T·帕内尔弟兄。那天晚上他宝贵的母亲死了,一位驼背、白头发的妈妈。葬礼聚会明天在肯塔基州的埃德蒙顿。我知道你们许多人想要给她送花,但我们不能。教会送一个花圈过去,只能是先打电话进去,然后让邮递员送过去。明天必须送出去,不知道能不能及时送到,所以,这有点困难。但是,弟兄,我们肯定要跟帕内尔弟兄分担失去母亲的悲伤,我最近刚经历同样的事。我肯定斯宾塞姐妹和这里的其他许多人也正在分担悲伤,他们最近刚刚经历过阴暗和悲痛。

16

现在,让我们在神面前低头祷告一会儿。呐,我要你们为我祷告。今晚想要看见还有点困难,这个光模糊。我的眼睛没事,但他们把一些颠茄放进眼睛里散瞳。你们知道那是什么。现在这已经是六天了(瞧?),他说可能要再持续一个礼拜或十天。所以你们为我祷告。还有这个麦克风从墙上反射回来的回音,你们为我祷告。当你有要求时,只要举手,我能看见你的手,神也能。当我们现在严肃地聚集并低头时,愿神垂听祷告。

17

我们的天父,你已经选择我们应该聚在一起。主啊,当我们看见那日子临近,我们聚在一起是神的旨意,经常聚集,带我们更加亲近你,在团契的纽带上更加彼此亲近,藉着耶稣所流的血,使这成为可能。

主啊,今晚我们非常感激。主啊,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感激你让我能来到这里。我……我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实在找不到词汇来表达我多么感谢你,有视力和听力,在地上这里活着的人中间继续传福音。主啊,它使我们太感激了,当我们看到那是多么近……当满有学问的人们只能搔着头皮,说:“它怎么可能呢?惟有神的手。”主啊,我谦卑地低下头来看到奇迹成就在我身上,它就在你仆人所站的地方周围发生了。我太感激了。现在,父啊,在从那里走下来之后,我再次奉献我的生命来服事你。我一生中从没有像当时那样如此接近死亡的,却又活下来了。所以我感谢你。
18

现在,我为今晚所有这些举手的人祷告,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要求。主啊,他们许多人也为你对他们所做的心存感恩,几乎所有的人。

呐,今晚我们在一个非常特别的场合来聚集,就是要领我们所称为的圣餐,或主的晚餐。“谈心”就是“谈话,交谈”。主啊,那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跟我们的主谈话,谈心,交谈,等候他的回复。
现在,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晚藉着这书写的道向我们回话。把一样东西放在我们心里,坚定我们的……我们的旅程,主啊,赐给我们新的勇气。主啊,祝福我们的牧师,我们宝贵的弟兄,你的仆人,和他的妻子与家人,还有执事们和理事们,以及每个来教会的人。哦,神啊,吸引我们来更加亲近你。但愿正如诗人所说的,“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和睦相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主啊,求你应允。祝福全世界其他所有的敬拜者。现在,父啊,当我们等候你的时候,为我们掰开生命的粮。我们奉你爱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19

呐,许多人喜欢记下传道人所读的话语。我……今天下午我跟伍德弟兄和姐妹出去之后……我们下去看我们的高伯尔·罗伯森弟兄,所以我们到了他的展览室。我们回来,我想他们……伍德姐妹跟我说我们的牧师今早讲了一个何等精彩的信息。我刚好想到这个可怜的人可能喉咙痛了,我也是,但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分担这点,如果他请我讲的话。我在这里记下了一些我想要讲的笔记。

20

首先,让我们翻到《哥林多后书》6:7-10,《哥林多后书》6章,7到10节,然后是《创世记》14:18-19,从那里提取,若主愿意,从经文里提取一段内容。呐,我要先从《哥林多后书》读起,《哥林多后书》6:7-10。

7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8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9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10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创世记》14:18-19。
18又有撒冷王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19他为亚伯兰祝福,说:“愿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赐福与亚伯兰。”
21

如果我要给它起一个主题,我想要传讲这个题目,“样样都有。”因为在《哥林多后书》这里,说我们是贫穷的,却是样样都有,“样样都有。”呐,我喜欢那个。

呐,在《创世记》里,我们读到亚伯拉罕遇见这个伟大的人,叫做麦基洗德,他是天地的主。那么,他是万有的拥有者,是天地的主;那是指所有的一切。
22

呐,我们知道亚伯拉罕的故事和发生了什么事。他被呼召到了一个岗位上。他被召出他的本土,迦勒底地和吾珥城,他与他的父亲和人民世代所住的地方。那是在示拿地下面,可能是一片富饶肥沃的土地。我们明白,亚伯拉罕在世人眼里不是什么特别的人。另外,他也不是王或君主或当权的。他只是一个人。他娶了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就是撒拉,或许当她是个年轻女子时就娶了她。他七十五岁时,神呼召了他一生事奉神,这也包括他的配偶。

23

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我相信当神呼召一个男人事奉时,如果他是个结了婚的男人,有一个配偶,神也会呼召他的妻子,因为他们二人是一体的。所以,后来不管我们在哪里发现神可能要杀撒拉,二十五年后,她怀疑天使的信息,那天他们坐在橡树下,当天使告诉她或告诉亚伯拉罕说撒拉要作妈妈时,她笑了,她心里暗笑,说:“我老了,怎么可能呢?”她九十岁了,她丈夫一百岁了,她的子宫已经枯干了好多年了,她丈夫的身体也如同已死。她怎么可能跟她丈夫有这喜事呢?她心里暗笑。

天使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发笑呢?”
她就否认。呐,那是当面告诉神说他错了。瞧?那本可以让她丧命的,但神不能取去撒拉,因为她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瞧?她在和亚伯拉罕的盟约中,所以她必须伴随亚伯拉罕。所以神不能取去亚伯拉罕,哦,取去撒拉,而不取去亚伯拉罕的一部分,因为这二人是一体。
24

这是我们今天美丽的预表,我们犯罪了,不配,本该死,但神不能杀我们,因为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瞧?那是我们的恩典,因为我们是在跟基督的联合中。跟基督联合,那不是一个美丽的思想吗?所以,我们的罪,当我们犯罪时,我们应当赶快认罪,我们错了,因为神会取去我们的生命。但宝血代替我们答复,神不能越过那宝血。瞧?他就是不能那样做,因为这是一个应许,他不能这样做。所以他不能违背自己的应许。瞧?这就好像神把他自己束缚住了一样。瞧,他不能违背他的应许。他应许了藉着那血,叫一切信他的都有永生,他不能违背那个应许。

25

所以我们发现亚伯拉罕因着顺服,离开了他的家,离开了他的本土,跟一切事,他地上的一切地位和财产分离,走在一块陌生的土地上,寄居。这是教会的预表。我们被要求撇下这世上的一切,为了来跟随基督。

呐,我们发现亚伯拉罕一直跟随着,一年又一年。他随身带着一份,就是他的父亲,很快他就死了。后来他带着他的侄儿,就是罗得,罗得因为争吵就自己分了出去,下去住在了所多玛,然而他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神把那地和地上的一切都赐给了亚伯拉罕;他继承了那一切。神说:“往东、西、南、北观看,那一切都属于你和你的后裔:一切都是你的。”
26

呐,一天,亚伯拉罕过得有些艰难,而罗得却过得很安逸,陷入到了罪里。罪是非常舒适的,看上去是多么悦人的眼目,看上去多么天真。呐,罗得说:“只要我相信。我相信神,所以为什么我不能下去所多玛呢?那没关系。我是个信徒。”但那不是没关系的。

瞧,神,当他呼召亚伯拉罕时,神呼召他跟一切事分离。我们要做的就是那个。神呼召我们彻底与罪分离。从它中间出来;不要与它有分;恶只要稍微一出现,就要躲开它。分离,彻底消灭它,远远地离开它。不要踏在它的地盘上,不管它看起来多么美好。
27

你们众人,你现在可能想,就是这样,“伯兰罕弟兄,我有时候受试探要偷盗,或有时候我受试探要抽烟。”或有时候女人想,“我受试探要像世上其他的人一样穿戴,你知道,不道德的衣服等等。我受试探了。”年轻女子。呐,你想那是试探,但我这里呢?在这传道的事工里每一个小的举动我都要留心。你明白吗?这种事岂不更是重大吗?我们有更多的事是要交帐的。因为你得为你自己的魂交帐,但我们得为跟我们谈话的每个人交帐。瞧?所以撒但不断地……瞧,你说你……“那件衣服真是漂亮,不是吗?虽然去穿是肯定不对的,但它太漂亮了,不是吗?我穿上它肯定很合身。”对我来说则是……呐,那是……你知道那是错的。但对一个传道人,他们说,“你应该去这里的这个聚会;这就是了。他们说那里的会众很多……”然而你必须等候,直到听到神说去才去。瞧?“哦,你愿意过来这里,看这个人吗?这是某某某。”你得留心;当心。瞧?哦,它太狡猾了。呐,我们得留心那些事。

呐,亚伯拉罕也得留心。但他没有跟罗得下去所多玛,他自己分别出来,去到沙漠地,选择与少数被藐视属主的人一道。那应该是我们的态度。选择与神的子民一道,不管它是艰难还是容易,无论如何要去。现在随时准备去,不管他呼召你去哪儿。
28

呐,这事出现以后,来了一个王,带着一群人上来那里征讨,横扫了整座山谷,掳掠了所有的小团体、小王国,进了所多玛,掳掠了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王,掳掠了罗得(亚伯拉罕的侄儿)、他妻子、他女儿、他的孩子、所有的人、他们所有的财产、他们拥有的一切,满载而归,走的时候扫荡了这个国家。哦,何等可怕的事;罪的工价就是死。毫无疑问,罗得意识到,一路走着,可能脖子上套着一根绳子或链子,成了一个奴隶;他的孩子,年轻的女儿要被强奸;他妻子和一切,只要他不听从一个命令,随时都可能死去,或许去到另一个国家的什么地方,一生余剩的年日要当奴隶。

29

但亚伯拉罕,当他发现罗得被掳,那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产业。亚伯拉罕可能这样说:“神啊,你告诉我,只要我顺从你,走在这片地上,你就把这些赐给我。它属于我。罗得是这些的一部分,我要去追赶他。”所以他集结部队或把仆人聚集起来,武装他们。他带着仆人出去,直到他追上并找到了这个带着其他这一切小国的王。看看那时他们是何等伟大的军队。但在神这位大将军的指引下,亚伯拉罕把自己分别出来,冲入他们中间,杀败了诸王,带回了罗得和所有的小国,把他们带回到他们的家乡。

何等的图画,基督在亚伯拉罕里面,当敌人掳掠了一切后,基督来把我们带回去。
30

呐,我们在这个伟大的故事里发现,亚伯拉罕在回来的路上,胜利结束之后,他回来,遇见天地的主,麦基洗德,就是耶路撒冷王,撒冷王,撒冷就是耶路撒冷,又是平安王,也就是仁义王。他无父无母;他从来没有开始,也永远没有结束;所以那只能是全能者。他在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路上迎接他。亚伯拉罕遇见了这位拥有者,这位万有的拥有者,在他回来的路上迎接他。何等荣耀的事!

呐,亚伯拉罕……我喜欢这点。照着应许,亚伯拉罕是承受这一切的,所以他可以认领那地上的一切和那块地本身。应许赐给了亚伯拉罕。呐,我们晓得亚伯拉罕是整个国家最穷的人,因为他生活在沙漠里,过着与神和好的生活。罗得富足,住在城里,成了市里的总督;他坐在城门口;他是个审判官,审判城市,拥有所有的财富等等。但亚伯拉罕在沙漠里,或许是地上最穷的人,然而他却有一个拥有这一切的权柄。阿们!我喜欢的就是那个。
31

哦,今晚,我们在这世界的财物上可能不富足,但我们样样都有。教会拥有一切。虽然贫穷,却是富足,样样都有,我喜欢那个。他……我们是……几年前我们常唱的一首古老的短歌……

我父亲拥有房屋和地土,
他手握世界一切的财富。
他宝库里富有宝石,钻石,黄金和白银,
他的财富多不胜数。
我们是它的所有者,因为我们是王的孩子。阿们!孩子总要成为继承人的,我们知道。是的。
亚伯拉罕可以拥有这一切,但却贫穷得连牲口都要饿死了;罗得选了最好的土地。他连水都缺乏。炎热的日子,牧人陷入了困境,一切看起来好像都在跟亚伯拉罕作对,然而他拥有一切的东西。
32

今天,真正的信徒从人们中间被赶出去,被称为狂热分子,圣滚轮,或某种侮辱的名字,某种宗教狂热分子,然而却是整个天地的继承人。“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5:5]哦。你们窘迫地搬进了小木屋等等的地方,连付房租的钱都没有了,然而你却拥有一切。阿们!你要想过一个诚实的生活,就必须劳苦、汗流浃背地为了几个美元而工作,才能给孩子们穿上鞋,喂养他们饥饿的小嘴,然而却拥有并承受在这里的一切。“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他们拥有它。哦。我喜欢那个。地的拥有者……是什么?是信徒。信徒藉着耶稣基督拥有一份产权证,是的,“他将是整个宇宙的拥有者。”是的。“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

33

亚伯拉罕可以拥有那片地,因为那地上的一切,神都赐给了他。罗得是那地的一部分。所以亚伯拉罕拥有对它的权利。他可以,他可以声称拥有它。他说:“呐,神啊,你向我作了这应许,这块地本身和在地上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作了这应许。现在,我的亲属被掳了,他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换句话说,如果我今天应用它,我可以说,教会可以说:“主神啊,这是我的弟兄,他正躺在这里,被癌症折磨,他被肺结核折磨,他得了这个那个。我抓住这应许,它是我的产业。你这样告诉我。”阿们!就是这样。然后你就可以追赶那个敌人,那个魔鬼,杀败它,如同亚伯拉罕杀败诸王,把他的产业带回来。阿们!我喜欢那个。这是给信徒的。
34

尽管亚伯拉罕对这应许有权利,应许是他的,但他必须争战来得到它。阿们!就是这样。今天的信徒,尽管我们是承受万有的,尽管我们是承受一切属灵祝福、一切身体祝福和圣经所应许的每样祝福的,但你必须为每一寸祝福而争战。神就是这样设立它的。一向都是那样的。你必须争战来得到你所知道是属于你自己的东西。你必须争战来得到它。那也是我们现在必须做的。

35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需要医治。”这应许是你的。但如果你要得到它,你不会轻易地得到它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必须得从撒但那里夺取它。撒但夺走了你的健康;你有权利去到撒但那里,说:“还回来。交出来。我奉主—天地之主的名来,我是他的继承者。交还它。你掳去了我的孩子;你使她跟不正当的男孩鬼混。你掳去了我的儿子,使他跟不正当的女孩鬼混。我认领他们。是的。我认领我的孩子。我认领我的弟兄。我认领我的姐妹。是的,撒但,你从神的家里掳去了他们,把他们哄骗了出去,但我来追赶他们。我认领他们。”

“你怎么知道呢?”
“我是承受万有的。阿们!这个赐给我了。我是个承受产业的。凡是神应许我的,我都可以认领。”阿们!就是这样。
36

你怎么得到它,是你自己做的吗?不,先生。它是神白白赐给我们的礼物,它是我们的;它属于我们。撒但不能占有它,只要你带着对从圣经而来的威严的道的信心说:“它是我的。放下它。”阿们!荣耀!我喜欢那个。“撒但,你放下它。你从我这里夺走它。你将它交还,因为我给你一份通知。我这份通知是写在神的话语上的,’天地都要废去,但这条通知不会废去。’所以我带着这条通知警告你,耶稣基督说,我奉他的名向父无论求什么,他都必赐给我。我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我心里不疑惑,只信我所说的必成,就必给我成了。放下它。”这会让它吃惊的,但不要只是让它吃惊,而是要它逃跑。“放下它,因为我是带着圣经的权柄而来的。我是一个信徒。”明白吗?是的,先生。是的,先生。

37

为了这么做,亚伯拉罕必须先做什么呢?他必须把他的信心放在神应许之道的坚固的磐石根基上。瞧,他所拥有的只是一小群仆人,或许就十二个。对方可能有好几千武装的男子。他的仆人不是战士;他们是仆人,放牛的,放羊的,牧人;或许他们从什么地方拿起生锈的破刀,这刀放在外面,一些雨落在刀上,它们都生锈了。但亚伯拉罕看的不是生锈的刀,也不是他们连盾牌都没有;他把他的信心放在神的道上。就是这样。使事情成就的就是那个。就是那个。

“当你到达那里时,你要怎么跟他们打?”
“那不取决于我。取决于我把信心放在神所说的话上。那是我的;我要追回属于我的东西。”阿们!呐,当生病的人能明白那个,那时疾病立马就会结束了。瞧?肯定的。
38

当罪人能看见你不需要犯罪时……许多人,他们犯罪是因为他们不得不犯罪。当你说你不得不犯罪时,那真是可怜。但当你意识到你再也不需要犯罪时……有人站起来,当面嘲笑你,称呼你白痴等等,他们是故意犯罪的人。瞧。他们没有希望了。但那个不断地做一件事的人,做……他不想这么做。他……他偷盗;他不想偷。他说谎,他不想说谎。他做他不想做的事;他不想做一个罪人。如果你能让他看见什么是真理,他就有希望了。瞧?走向神的应许,把你的信心放在那上面,再走向敌人那里。他再也不能抵挡了;就是这样,因为那是你的了。

39

呐,让我们现在看看这个人。亚伯拉罕说:“我是承受产业的。这个属于我,这片地上的一切都属于我,因为神……我还没有得到它。”但他拥有它;无论如何那都是他的。

呐,我们是承受万有的。对吗?我们是承受万有的。圣经这里刚刚这么讲过。我们是承受万有的,承受一切的。尽管我们还没拥有它,但它是我们的。阿们!哦,荣耀!虽然我一寸土地都没有,但不管怎么样它也是我的。是的。它全都是我们的,属于人们,教会,信徒,基督的新妇拥有每一个。俄国为它争战,美国为那个争战,这个为这个和那个为那个争战,他们称我们狂热。只要安静坐着,无论如何你都拥有它。阿们!无论如何,大家都要承受它,所以任凭他们彼此争吵、爆炸。它属于我们。我们是那些得到它的人。他们甚至从未想过它,但无论如何我们要得到,无论如何要得到。
40

谁会想到那里的那个贫穷的小老头,山顶上的那些牲畜都是皮包骨头的,拥有这一切呢?整个巴勒斯坦都属于他。是的,先生。所以,当到了一个地步,到了摊牌的时候,神证明与他同在。他带了一小群人,出去那里,杀败了他们每个人,带回了他的财产。阿们!我喜欢那个。为什么?他把他的信心放在神磐石般的应许上。所需要的就是那个。他没有建造另一个根基,去加入一个组织或得到一些像这样的东西。他把他的信心放在那个应许上(阿们!就是这个),在那个应许上,他向前进发。生锈的刀或不生锈的刀,对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他把他的信心放在应许上。

41

当你上前接受代祷,如果你想要救恩,如果你想要神的医治,不管它是什么,如果你是个信徒,你就是承受每个应许的。所以,把你的信心放在应许上,前进,告诉撒但:“还给我!还给我!那是我的。”不要让它吓倒你。就站在那线上;它肯定得交还。神说它会,所以它就必须交还。那是你的权柄。是的,承受万有的。

42

他坚持在那个根基—应许的道上,他有一份产业。他是承受产业的,所以他知道。好的,先生,当应许向他印证后,当神做了应许后,那时他跟应许者有了团契(我喜欢那个)。亚伯拉罕以前从未有那样的试验。所以他知道这一切都属于他,那是应许,尽管他从来不需要跟一支军队打仗。他对这事一无所知。他……他不是一个为打仗而受过训练的人。亚伯拉罕不是一个战士;他是个农夫。亚伯拉罕不能做任何事,因为他不是一个士兵。他的仆人不是士兵;他们是农夫。所以,他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拿起神的应许,把他的信心放在应许上,开始行动,追赶他们。当亚伯拉罕看见了那个,得到了那个应许,发现神向他印证了这点,神持守他的应许。阿们!就是这样。

43

如果你至今还从未领受过圣灵,对它一无所知,你心里有东西跟你说你想要它,你就呆在那里。那是永生,那是你要承受的。留在那里,当面看着撒但,说:“你是强盗;你就是那个。我来得耶稣基督受死让我承受的;现在还给我。让开!”

那样,首先你该知道的是,圣灵必浇灌在你身上。接着某件事发生了。某件事要发生。那是什么?神印证,他持守他的道。绝对没错。瞧,当你看到这道向你印证以后,你得救了,你是有圣灵的了,然后是什么?亚伯拉罕赢得了胜利;现在他走回来;他下去,把信心放在道上,这道说他能把他失去的带回,现在他带着它回来了,迈着得胜者的步伐。那是你能做的同样的事。如果你没有永生,就求神。承认你的罪,相信神的儿子,接受圣灵的洗,说:“神啊,我为得到它而来;我在这里要接受它。”接着你迈着得胜者的步伐回来。你得到了。阿们!一切都变得光明,鸟儿唱歌也不一样了,每个人都不一样了。你爱每一个人。那些以前的憎恨、恶毒、争斗已经过去了;爱每个人。哦,你真是太高兴了,唱歌,叫喊,赞美神。不在乎任何人说你什么。那都没关系。肯定的,迈着得胜者的步伐。
44

这时谁出来迎接他?谁出来迎接他?麦基洗德。当亚伯拉罕发现神的道被印证后,麦基洗德出来迎接他。麦基洗德是那位把道赐给他的。然后他把他的话—把他的信心放在这道上,得了胜利,回来,这时他有了团契。阿们!现在,你也会有。哦,无论何时,你一旦得到了圣灵的洗,他的道对你就成为全新的东西了。哦。

哦,你说:“我无法明白这些事。我不相信叫喊。我不相信说方言。我不相信神的医治。”这只表明你从未得胜。是的。但当你胜过一次,你就得到了。这时你就拥有了。是的,先生,这时你就能叫喊了。我……
45

你们知道我曾经对灵里跳舞有看法,就是那些站起来,在灵里跳舞的人。呐,我看见过假冒的模仿,但我也看见过真实的事。所以我终于发现,为什么人们能在灵里跳舞呢?瞧,我还从未看见一个人不成体统,我还从未看见一个人举止不道德。我看到这种事总是相当正派、有次序、甜美地进行,甚至罪人跑上祭坛去得了拯救。瞧,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终于发现那是得胜。

当约柜被带回到它的安息所时,大卫在主面前跳舞。阿们!当大卫看见道,因为那时道是在石版上,被带回到它适当的地方,大卫在灵里欢喜、跳舞,转啊转啊转啊。为什么?他看见神的话回到了它原本的地方。阿们!
道所需要的,不是来自某个神学院,某些神学的混杂;而是一个老式、神所差遣的传道人,去到讲台后面,带着道,看见神印证和证实它。
46

后来大卫说:“荣耀归给神,这就是了。”转啊转啊转啊转啊。他高傲的妻子坐在那里,是王的女儿,说:“哼,他真让我难堪。”

大卫说:“你不喜欢那个?再看看这个。”他又转啊转啊。是的。哦。他太兴奋了!
你知道,神从天上往下看,说:“大卫,你是合我心意的人。”瞧,看到吧?为什么?他丢弃了所有的骄傲;他丢弃了他的一切。尽管他娶了王的女儿,但那时他根本就没考虑过这点。他知道他认识天地的主,现在神的道又回到他们中间,大卫太高兴了,跳起舞来。他就踊跃地跳舞。
米利暗,她抓起鼓,走在岸上,在另一边跳舞。当她走过红海,看见她的敌人被淹死,这时她能在灵里跳舞。当她看见折磨过她的敌人死了,这时她在灵里跳舞。是的。呐,瞧,赢得战斗以后,这时荣耀的神下来了。
47

呐,我们发现他迎接亚伯拉罕。当应许被印证了,他有了团契。麦基洗德出来祝福亚伯拉罕,他说:“亚伯拉罕是有福的,亚伯拉罕的神,天地的拥有者是值得称颂的。”

哦,我多么喜欢那个。信徒的应许……你说:“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这是给每个信徒的。信徒的应许是永生。信徒的应许是生命、喜乐、平安、节制、温柔、忍耐、圣灵的果子、神的医治,我在这里记下了一打东西,那是你的财产。它属于你,但只有当你为它争战时,你才能得到它。它是你的。一切看得见的东西,每样看得见的暂时之物都属于我。神把它赐给了我,因为他藉着基督将它赐给了我。看不见的东西也属于我。阿们!我喜欢那个。你能看得见的,像神的医治等等,像那个,那是好的,我们欣赏那个;但看不见的……
48

呐,科学可以在这点上探索,说:“瞧,让我们看看;让我来看这个人。你说他得医治了;让我带他下去检查一下。让我看看发生了什么。先生,你说你这里曾经有一个肿瘤吗?”

“是的,就在那里。”
“瞧,让我做一下科学研究,看看它是不是没有陷下去,还是就没有了。你说你曾经瞎眼,现在能看见。我怎么知道呢?让我以科学方法来看一下。”
呐,他们可以在这点上面探索,但我也是承受那个的,一切身体的东西。但我也承受了那看不见的,而且是科学探索不到的。阿们!阿们!看不见的事(阿们),我是承受那个的。是的,先生。能看得见的事,我是承受那个的。这个目前的地球,我是个承受产业的;你是个承受产业的。每个信徒都是个承受产业的;他是承受这个的。好的,看不见的……拥有什么的?天与地。阿们!所有的东西。你相信那个吗?
你说:“伯兰罕弟兄,那边你看不见的地方,又如何呢?你怎么知道呢?”它仍然是我的。阿们!天属于我。是的。它是我的;神这么说了。是的。“瞧,你从未看见,你怎么知道它在那里呢?”我知道无论如何它在那里;神这么说了。“当你从未看见它时,你怎么知道你是承受它的呢?”我相信他的道。阿们!瞧?我是个承受产业的;你与我同是承受产业的;我们藉着耶稣基督都是承受产业的。
49

你们注意到这里吗?在《哥林多后书》,《哥林多后书》,保罗说连死亡,我们甚至掌管死亡。想一想。掌管死亡?是的,先生。死亡也得听从我们。阿们!瞧,荣耀!现在我都忘了那支枪爆炸的事了。瞧?为什么它没有杀死我呢?因为它不能。那就是为什么。神没有准备好。它只要想临到,就可以临到,但它不能夺走你。阿们!荣耀!很久以前,当我相信那活到永永远远的耶稣基督时,我就为那个付清了我的债。现在死亡都要听我们的了。阿们!

你说:“掌管死亡的?”
那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里说的。死亡,甚至我们也掌管它。嗯,当他们就要砍掉他的脑袋时,他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你的毒钩在哪里?告诉我你在哪里能吓着我。”
死亡说:“我要捏碎你,把你放进坟墓里,你要腐蚀,烂掉。”
他说:“但是,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7]是的,先生。死亡、阴间和坟墓,我掌管所有这一切,因为基督为我们征服了所有这一切:拥有者。
50

就像约书亚和迦勒带回了看不见之地的证据,这地藉着一个应许赐给了以色列人。约书亚和迦勒带回了那里有一块地的证据。呐,他们在这里有它的应许。神给了他们应许,他们上来这地,但他们从未看见过它,约书亚和迦勒进入了应许之地,带回了证据,地就在那里,是一块流奶与蜜的美地。阿们!它是什么?他们要得那地为业。他们有应许。他们就在去到那里的路上,他们几乎到了约旦河,约书亚过去了,带回了那是一块美地的证据。

51

约书亚为以色列人所做的……“约书亚”的意思是“救主”,“约书亚”这个词。耶稣为教会所做的也是同样的事。他们杀了他,他征服了死亡,他征服了阴间,他征服了坟墓,他带着证据复活了,圣灵的洗,河的彼岸有一块地,他们称那是永远的美地。阿们!他回来,带给我们一个证据。伯兰罕弟兄,它做了什么呢?它使你停止说谎、偷盗、喝酒、骂人、不道德等一切。它从你造出了一个新造的人。我曾经死在罪恶过犯中,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在基督耶稣里,我是一个新造的人(阿们)!一个承受应许的。哈利路亚!是的,先生。那块地属于我们。你怎么知道呢?约书亚从死里复活,带回了证据,圣灵。我得到了圣灵。阿们!咻!荣耀!我是个继承人,哦,王的孩子,王的孩子,承受万有的。圣经这么说。同一位神,同一位神赐给以色列人那个应许之地的应许(它对他们来说是看不见的东西),那同一本圣经,那同一位神赐给我们永生的应许,圣灵为它作见证。基督是活的。他不是死了。他就活在我们中间,住在我们里面,藉着我们活出来,我们被包裹起来。阿们!

52

那天是基督坐在那里的凳子上,当时撒但看见一个要杀我的机会,只是它做不到。阿们!它永远做不到,直到基督说准备好了。阿们!不管它来了多少次,它必空手回去,直到基督给出了命令。阿们!神应许了。神应许了。是神的道应许了,我们相信它,因为我们是继承人。

我是承受神医治的。我是承受喜乐的,有权利快乐。“是什么使你这么快乐呢?”我有权利快乐。“你怎么知道呢?”因为我是承受它的。阿们!哦。现在,我觉得兴奋了。瞧。我是承受快乐的。我是承受喜乐的。我是承受平安的。我是承受永生的。我是承受圣灵的。阿们!我是承受他所有的证据的。阿们!我是承受神权柄的。阿们!“谁使你那样呢?”不是我,是他做的。你们每个人都是同样承受这些事的。
53

承受宝座的。“得胜的,必与我一同坐在我的宝座上,就如我得了胜,坐在我父的宝座上。”阿们!承受万有的,不只是一件事,所有的事:一切都在你脚下。甚至死亡也在你脚下,坟墓在你脚下,阴间在你脚下,罪在你脚下,一切都在你脚下。你是承受产业的。你是……你死了,你的生命藉着耶稣基督藏在神里面,你复活得永生了,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哦。咻。随你怎么说我们,随你怎么说我们!如果你想要说我们是狂热的,就说吧,但我们是承受产业的。承受什么?所有的东西。

“你是承受伯兰罕堂的吧?”不,我是承受万有的,无论是看得见的、现在的、将来的、一切;我是承受它的。
54

藉着耶稣基督的恩典,一切的罪和邪恶都被放在了我的脚下。他在复活节早上复活了,胜过了死亡、阴间和坟墓,使我成了承受产业的,说:“等到那边,我必赐给你应许。”他受膏的、有权柄的仆人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9]我是承受产业的。阿们!阿们!耶稣在他的复活上向我们证明了这事。哦。

当我们进入了那个生与死的战场……“我是个罪人,伯兰罕弟兄。”你不需要是。你是个罪人,因为你想要是。你不需要是。债已经还清了。
“伯兰罕弟兄,我希望我有喜乐。”你可以有喜乐。你只是让撒但抢走了基督为你受死所成就的特权。我是承受它的。它都是我的。他为之而死的一切,都属于我,属于你。我们是他的孩子;耶稣为之而死的一切,都是我们要承受的。
55

呐,当你进入那个战场……“哦,没有像圣灵的洗这回事。你知道,你……你……你会变得举止怪异。将来有些事会……有些事会变得不一样了。”我不在乎那有什么不同,我是承受它的。那是生命,我正追随它。是的。

每个罪人的动机都应当是那个。“在圣灵的根基上,它现在就在这里,告诉我来接受它,我是来接受它的。它是我的。直到我领受了它,我才会站起来。我不想成为一个狂热分子。我要留在这里。我不在乎任何事发生。我永不停止祷告,直到你赐给我圣灵,主啊,我知道你现在就会做这事。如果我的生命中有什么错误,把它告诉我,我会处理的。主啊,是什么呢?我要去纠正它。”
如果神什么事也没有揭示,就说:“那么,撒但,我来得到他。你再也不能站在那里了;让开。”
56

就是这样:承受万有的,承受永生的,承受神医治的。哦。

被救主赎回,为神后嗣,
藉宝血洗净,圣灵重生。
这是我信息,是我诗歌,
赞美我救主,昼夜不分。
完全献与主,万事安宁,
赞美我救主,心里欢畅;
时刻仰望主,警醒等候,
荣耀的圣灵,充满我心。(哈利路亚!就是这样。)
这是我信息,是我诗歌。
我是承受救恩的。什么是救恩?是要赐给你的某样东西,它是一个礼物。我是承受救恩的。什么样的?永生,我魂的救恩,我身体的救恩,我疲乏的救恩,一切的救恩。神使我藉着基督承受一切,他死了,复活了,又回来,带来了证据,将它浇灌在我们身上。哦。荣耀!哦。
57

现在,你上去那里,你怎么做呢?当你去时,只要像亚伯拉罕一样,带着应许上到那里。“神啊,你告诉我它是我的。我对你的应许有信心。我带来了你的道。你应许了这事。你说:’你们祈求,就得着;寻找,就寻见;祈求,就给你们;叩门,就给你们开门。’主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正在叩门,正在寻找,正在祈求。我必须领受它。”就是这样。哦,当你把那道摆上时,事情就必发生。

看看当耶稣把道放在撒但身上时,撒但做了什么。“经上还记着。”撒但就从那根电线跳开了,正如我那天晚上说的。是的,先生。
当你得胜以后,是什么呢?你怎么得胜呢?你能靠自己做到吗?不能。有人在你前面行,为你得胜了。那是基督。我只是承受它的。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我是承受应许的。唯一需要我做的事,就是把我的信心放在他的应许上。你们明白吗?
58

“伯兰罕弟兄,你配得那个吗?”不配。“你认为我配吗?”不配。“你认为主教配吗?”不配。“有人配吗?”没有。“瞧,为什么呢?”你是一个继承人。

如果你是世界上最大的酒鬼,你父亲留给你一百万美元,不管你配不配,他的……他的继承人是……你是你父亲产业的继承人。不管他留给你什么,都是你的。不管你配不配。他留给了你。阿们!
我是个罪人,却是个承受产业的。我没有良善,尽管没有,但我仍然是个承受产业的。我应该死,下地狱,但我是个承受产业的。我是个承受什么的?永生。“你怎么知道你要得到它呢?”我感觉到它了。圣灵带来了它。耶稣从死里复活,所以永生才能临到。现在它来了。它说它要做的,都一字不差地作见证和印证了。我已经出死入生了。在基督耶稣里,我成了一个新造的人。那我是承受产业的。是的,先生。呐,我正在向前进。阿们!那些事被抹去了。我所做的那一切卑鄙的事怎么了呢?就像米利暗做的。回头看,它们就在那里,死了,埋在永不记起的海洋里,在天上神那伟大的册子里。它已经成了。我的名字已经记在那本册子上,封上印了,放在永不记起的海洋里,有一本新书,有一个新名记在荣耀里,它是我的。是的。呐,那时我们就是承受万有的。
59

就像……亚伯拉罕,神告诉他什么了?“这地属于你。凡是在这里面的,都是你的。往东、西、南、北观看,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我要你来寄居在一块陌生的地上,我要使你承受那地为业。我把这地赐给你,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知道永远。”呐,亚伯拉罕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把他的信心放在那个应许上,拿起他的剑出发。当紧要关头临到时,他下到那里,神帮他打仗。当他打仗时,他杀败了诸王。

现在他回来(阿们)!一切都结束了。弟兄,他可以叫喊了。听到所有的年轻人叫喊和赞美主。亚伯拉罕来了,谁出去迎接他呢?撒冷王麦基洗德。看看他们做了什么。战斗结束以后,他们可以坐下来,吃饼喝酒。王带来了饼和酒。为什么他这么做呢?战斗结束以后,赢得了胜利之后,这时他们可以坐下来,一起领圣餐,彼此交谈,一起吃圣餐。哦,那就是今晚神要他的孩子们来做的。
60

“伯兰罕弟兄,那你又如何呢?你正在对之讲道的教会又如何呢?”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是亚伯拉罕王室的后裔。我们藉着应许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藉着基督耶稣,我们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照着应许与他一同承受产业。这样,如果亚伯拉罕是承受产业的,我也是承受产业的。我是与亚伯拉罕一同承受产业的,你也是。它是怎么来的呢?藉着亚伯拉罕王室的后裔,就是基督耶稣,凭信心应许的那位。亚伯拉罕得了一个儿子,仿佛一个人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得了一个儿子,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儿子;因为神没有办法来到我们这里,所以神造了他并把他差给我们。他来付清了我们罪的工价,藉着他的死,我成了一个承受产业的。哦。就是这样。魔鬼所有的邪恶都在我们背后了。赞美归给神。

61

得胜,今晚多少人得胜了?让我们看看你的手,“藉着神的恩典,我得胜了。”赞美归给神。你知道我想我们现在应当做什么吗?我这里刚开了个头,就把你们留到半夜了。让我们有一个完全奉献的聚会:重新把我们的生命奉献给神。多少人觉得要这么做?哦,现在我不只是一只手,我双手都举起来,我的心也举起来。我要我的生命为基督说话。我想要把我自己重新奉献给基督。我要他的旨意成就,让我的被放在后面,让他的旨意成就。我要有得胜者的步伐。不是为我;因为我知道他所传的福音,今天正在因宗派人造的教条等等的东西而受苦。我们本该有的伟大胜利被敌人阻挡了。神啊,让我拔出这把剑,让它闪烁发光,向前进。让我的意思被放在后面,让他的道像那样走在前面,让两刃的利剑开路。

现在让我们起立,重新奉献我们自己。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把你自己奉献给主。让我们每个人现在向神举手。
62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以我们所知道的最好的方式将我们自己奉献给你。我们知道我们是承受万有的。主耶稣,你应许了它,我们相信它。呐,我们永远做不了这事,除非你,主啊,除非我们自己把信心放在你的应许上。呐,你在圣经里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54;5:24]那是应许。那是你说的。那是我们所相信的。

主神,哦,圣灵啊,运行在我们身上。哦,神啊,运行吧。哦,主啊,运行在我们里面。永生神的灵,接受我们吧,主啊。因基督的名接受我们。哦,神啊,洁净我,铸我造我,成为神儿子的形象。主啊,收纳我,我是你的。我把这个教会交给你。主啊,我把这里的魂连同我自己的交给你。现在,铸造我们,塑造我们,让我们忘记我们罪恶、邪恶的道路,知道只要我们把我们的信心放在……把我们所得到的信心放在你应许的道上,你就必带我们胜了又胜。你应许了它。
63

主啊,撒但不能伤害我们。它可以做它所能做的一切,但不能伤害我们。一次你松开让它攻击约伯,你说:“不可夺去他的性命。”除了夺去他的性命,撒但什么都做了。但它夺不去,因为你给约伯的应许仍然在那里。

神啊,你今天仍然是一样的神。你保护你自己的人。我们知道这是真理,我们重新奉献自己。主啊,当我们承认自己的信心时,请洗净我们罪恶的魂。基督耶稣,请接受我们。当我们开始吃主的晚餐,神啊,在我们的心里对我们谈心。现在跟我们说我们哪里错了。主啊,指给我们看我们的错误在哪里。我们谦卑地悔改。主啊,我谦卑地把我的一切罪放在祭坛上。主啊,我谦卑地把自己放在你的道上和你的怜悯上。
主啊,我在这里,照你所看为合适的对待我。主啊,那是这个教会的喊声,“照你所看为合适的对待我们。”我只能代表我的……代表我自己说话,主啊,但我相信他们心里相信同样的事。照你所看为合适的对待我们。我们相信。我们想要成为承受产业的,我们知道只要我们留在基督耶稣里,我们就是承受产业的。在宝座前,我们是与他同受产业的。
64

现在与我们同在。主啊,医治我们中间的疾病。如果今晚这里有生病的身体,请触摸他们,医治他们,使他们痊愈。主啊,求你应允。如果有生病的灵魂,愿他现在就得医治。让那跛脚的魂直起来。让那发酸下垂的腿、无力的手在荣耀中挺起来,向神呼喊。愿弯曲的路被修直。愿旷野有一条大道为我们的神开通。

主啊,我们相信你不久就要来了,主啊,让我们宣扬你的道,在旷野修一条大道,为我们的主修直弯曲的地方。让我们拔除每个宗派的根。让我们拔除一切苦毒的根,拔除所有的恶毒、嫉妒和争斗,使神的真道能像喜乐的河一样流淌。父啊,求你应允。就在我们吃主的晚餐之前,现在我们把自己交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5

斯宾塞姐妹想要为她的身体祷告。天父,这个可怜的老圣徒站在这里,经上曾说,当你看见一个妇人残废,说:“亚伯拉罕的这个女儿岂不当在安息日得到释放吗?”现在,主啊,或许她的大多数朋友,老一辈的朋友,那些传道人坐在她家里,她过去常招待他们,他们已经去世了,他们许多人已经踏上了那通往天堂的大道。主啊,她作为一个见证,独自一个留了下来。现在除了她的孩子们,没有一个人了,主啊,可能各处有一个朋友,偶尔有一个亲戚。但她独自一人站着,好像一片大森林被刮倒了,只剩下了一棵树。神啊,我祈求你本着怜悯往下看,主啊,她已经深深地扎根了。主啊,站在各各他山上,扎根和奠基在基督的信心里。我按手在这亲爱的老妇人身上,谴责她舌头下的这个突起,使它离开她,使她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谢谢你,斯宾塞姐妹。它必成就。只要一点不疑惑。好的。

我凭信心仰望,十架上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听着,现在跟我一起唱。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现在从你心底里,只有神知道。从你心底里,你能真心地说“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吗?让我们再唱一遍最后一节。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66

现在,大家一起,群羊的大牧人,你教导我们,我们应当这样祷告:[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一起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赦免我们的过犯,如同我们赦免那些冒犯我们的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你们请坐。

67

我想要为谢泼德姐妹的孩子祷告。这事刚出现在我脑海,刚才他们要求为这孩子祷告,我为此献上了祷告。我在这里有一个私人会面,我没法去他们家。但他们说小女孩病了,发烧,有点僵硬,毫无疑问是正在流行的病毒。你们知道它。有时候他们的肌肉以这样的方式收缩,你得用他们的手来回地抚摸它们,就像哈利太太和这里的许多人。那是正在流行的病毒。我们……她献上了祷告。我说如果到九点或我们结束聚会时,孩子还没有任何好转,就打电话来这里,我们会过去;如果孩子好多了,就不去了。所以,在我们领圣餐之前,现在让我们谦卑地为那个孩子祷告。

68

主耶稣,那个小孩子,我连她多大都不知道,但主啊,她是我们这里可爱的门徒之一,我们的一位信徒。主啊,她是他们的孩子,谢泼德姐妹和谢泼德弟兄的孩子,是你赐给他们的一颗小宝石。我们祈求你眷顾她,祝福她,保护她,医治她,使她痊愈。我们现在认领她。讲完这个信息后,我们认领那个。我们为了神的荣耀,照着他的道认领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疾病松开那个孩子。愿孩子恢复、痊愈,为了神的荣耀。现在,祷告已经说出去了,它必成就。阿们!你相信吗?

69

只要相信不怀疑,他必把你带出来;

把你重担交给主,就留在那。
留在那,哦,留在那,
把你重担交给主,就留在那。
只要相信不怀疑,他必把你带出来;
把你重担交给主,就留在那。(那就是你所要做的。)
如果你的身体被痛苦毁坏,不能恢复健康,
只要记住天上的神垂听祷告;
耶稣知道你受的苦,他能拯救,也能医治;
把你重担交给主,就留在那。
现在,当我们唱最后这节时,让我们彼此握手。
留在那,(你知道,团契,圣餐,)留在那,(赞美主。)
把你重担交给主,就留在那。
只要相信不怀疑,他必把你带出来;
把你重担交给主,就留在那。
70

哦,他太奇妙了!呐,带着我们的承认、我们的信仰、我们的认罪,相信我们所有的罪都在永不记起的海洋里。承认自己罪过的,神必要忘却它们。瞧?它们在耶稣基督宝血的海里,永不再被记起了。你们妇女有多少人知道漂白水是什么?你们所有人。呐,让我们拿一个放满了高乐氏的大洗衣盆;那是一种漂白剂,一个放满了高乐氏的大浴盆。接着你去拿一个小小的眼药水瓶,你把一滴黑墨水吸入那个眼药水瓶里;那是你的罪。把眼药水瓶拿在浴盆上,把墨水挤下来,然后往下看浴盆,找找墨水。它变成了什么?墨水变成了什么?当它碰到那个漂白水时,漂白水太强烈了,把颜色给带走了;它永远不再有了。那是怎么回事?它一去不复返了,它永恒地丢失了。那是怎么回事?墨水本身成了高乐氏。对每个承认的罪来说,那是耶稣基督的宝血。是怎么回事?它被忘记了;它完了;它结束了;它被忽略了;它被分离了;它被抛弃了。它永远不会被记起来反对你了。

71

[原注:一位姐妹从会众中说话。]有人在什么地方叫我的名字。[原注:姐妹见证刚刚得医治。]好,赞美主。哈利路亚!感谢主。我们感谢主。哦,神啊,我们多么感谢你的良善。是的,卑微的小灵魂在后面得到触摸了,主触摸了她。好的。他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

记住,每一个字都是锚,坚定而可靠。没有……瞧?只要把你的信心放在它上面,不动摇,只要呆在那里。呐,你不能放在那里,又把它抓起来,说:“我要再试一试。”就放在那里。在那里持守它。是的,先生。就像亚伯,向自己的思想死去。只要说:“神啊,它是你的道;它不是我所想的。它是你的道。就是这样。”亚伯死在磐石上。这样,神必触摸,就像他在那里触摸姐妹一样。就这么简单。
我们要让它……我们没有。你知道,撒但想要让它变得太复杂,说:“哦,你知道,那是给过去的时代的,”诸如此类的话。那都是不信者。
但对你们信的人,他是宝贵的。不只是危难中的主,他还是一块宝石,成为一块活石,一块宝石,头块的房角石。哦。凡触摸到这块石头的,必得医治。就是这样。阿们!
72

现在,我们岂不该感谢主吗?真是高兴,我太高兴主是神。阿们!太高兴他是一位温柔的父亲,满了怜悯,尊重他的道,持守他的约,永不忘记它。他持守他的约。他必须那样;他是神,他做了应许。他是一切真理的源泉。瞧?一直以来,除了是毫无玷污的真理,不可能是别的任何东西。他说的一切的道都是绝无错谬的。这是他的道。哦,神啊,让我的信心在它里面绝无错谬(阿们!),这样它就能绝无错谬。由于道是绝无错谬的,这样,道在那种的信心里就能产生道说它要做的任何事。阿们!所以,主啊,洁净我。试验我,洁净我,医治我,保护我,祝福我,把你的怜悯赐给我,这是我对神的祷告。阿们!

73

呐,现在我想读一段话,在《哥林多前书》11章23节。

23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24祝谢了,就掰开,说:“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5饭后,也照样拿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6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27所以无论何人,若是不配,却仍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此处是按照英文圣经原文的翻译]。28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29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30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31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32我们受审的时候,乃是被主惩治,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33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聚会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要彼此等待。
74

呐,我可以这样说,耶稣在受死之前,知道他要去那里,就给了我们这个命令,门徒仍然不知道他是在讲什么,他们把这个写下来了。但他说:“这杯是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要如此行,是表明我的死,直等到我来。”哦,那些宝贵的话。

毫无疑问,门徒纳闷,“’表明他的死’,他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怎么能这么做呢?”这对他们完全是个奥秘,但对他不是。他是神。他知道什么是他必须做的。所以他说:“表明……当你们聚在一起吃……”
呐,“那不配的人,若是吃喝,”就是指上来这里,宣称是个基督徒,领主的身体,接着出去生活跟世人一样,否认基督和他的大能以及类似的事,你就让神大大蒙羞了。你让基督蒙羞,所以如果这样你不要领圣餐。但如果你竭力尽你里面的一切要活得正确,表明你是个基督徒,你爱耶稣基督,那么,领圣餐就是你的本分。
75

现在……我相信是在《约翰福音》第6章,耶稣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呐,那个应许,那岂不是一件荣耀的事?“我要叫他复活。”

你曾想过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吗?你是什么……孩子们,你们去上学是为了什么?作爸爸的,你们工作是为了什么?作妈妈的,什么使你一大早起来,送孩子们上学,给他们洗脸,铺床做饭,做这一切事,进来,晚上累坏了,第二天做同样的事呢?你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作爸爸的劳苦努力等等?晚上进来,累坏了,其中一个孩子生病了,你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呼求祷告,挣扎,他们好了;后来又病了,你又这样做。每个星期天给他们洗脸,带他们去教会。瞧,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他来这里为了什么?这就是全部了吗?天哪,那就太可怜了,而且知道到头来你还是要走的。瞧?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
76

哦,弟兄,这是一个检验的时候,这是一个时机。它是接受这个的时机。告诉我什么东西能取代它。告诉我什么东西能比那更好。在世上生产任何东西,做地上的王,管理宇宙;做一个赫鲁晓夫或一个肯尼迪,不管你希望是什么,你还是一样会死去。是的。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随时。但现在当死亡临到时,你已经有了永生,不会死,拥有一个从创造万有的神而来的保证,他是天地的主,“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哦,神啊,求你帮助我的不信。充满我的魂;哦,神啊,洁净我,充满我,给我充电,差遣我出去。让我不死,让我活着传讲这个故事。让我去到地球的每个缝隙和角落,传讲这道,撒播种子(是的,先生。),使得末日在基督里的信徒,能够收获真正毫无玷污的道。
77

今晚藉着你对基督耶稣的信心,你的罪在宝血的遮盖下吗?我们现在要领圣餐。不只是圣餐;你在吃的时候,彼此谈心。只要跟神谈心。圣餐不是饼,不是酒;圣餐是跟神来回地交谈。我们所领的,是一个象征,表明我们相信他的死,破裂的身体,他的埋葬和复活;我们相信圣灵的同在。我们相信他赐给了我们永生;我们不会死;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有一天,当我们与这里的人分别时,我们会在复活中跟大家一同复活,一起与基督联合,成为一个身体。阿们!在这些根基上,承认我的罪和对神儿子的信心,我自己和教会来到神留给我们要遵守的这些东西面前,来表明他的死,直等到他来。

78

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吃吧,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我们的天父,听了你的道,我们已经认罪,承认我们不配,我们单单信靠神儿子的功用。我们是不配的受造物。主啊,赦免我们所做过的一切。现在,凭着信心我们来到主的桌子旁边。呐,这个饼被呈上,代表我们主的身体,父啊,我祈求你为了它特定的目的将它分别为圣。愿每个吃这饼的人魂里都有永生。愿每个领这饼的人身体上都得到医治,活到你给他们所定的时刻。愿他们一生的日子都服侍你,在末日复活中复活,同地上被基督宝血所赎的那群人聚在一起。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9

圣经说:“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立新约的杯,你们每逢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

天父,今晚我们把葡萄的果子—这酒递给你。天父,我们祈求你将这酒分别为圣;它代表在各各他为我们流出的宝血。藉着这血,藉着对耶稣基督完成之工作的信心,我们的罪得以赦免。主啊,赦免我们的……我们的一切不信,赐给我们信心和悟性,使我们成为你的仆人,让我们能终生服侍你。当我们围绕这桌子联合在一起时,父啊,与我们同在,在这美好的团契和跟你的谈心中祝福我们。愿你对我们的心说话,向我们指示我们所该做的工作。主啊,求你应允。为了这酒的特定的目的,将它分别为圣。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